文 / 胡正达

在互联网世界中,“梗”往往能够打破圈层,最终在与起源地相隔万里的地方肆意传播。因此,即使是对虚拟主播一无所知的人,也很有可能在与虚拟主播完全无关的视频评论区中看到“好想成为嘉然小姐的狗”,或在无数一闪而过的弹幕中,看到几个莫名其妙的“嘉门”。

与传播相反,在互联网世界中,“梗”的诞生往往由某个亚文化小圈子完成,这些小圈子通常都用外人难以理解的语言体系构建了生人勿进的壁垒。因此,即使懂得某些圈子的某个梗,但如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依然无法顺利融入。

小圈子们就像北冰洋上飘荡的冰川碎片,远远相望、偶尔碰撞,但始终无法融合。

直到有一天,当我无意中闯入虚拟偶像女团A-SOUL的视频评论区中,发现,中文互联网世界几乎所有的亚文化群体,都在这里以一种平衡的姿态相互缝合。抽象难懂的话语依然抽象难懂,但所有的怪话翻译出来都是一个意思:好喜欢A-SOUL啊。

而就在几个月前,A-SOUL刚出道时,它还是一副人人抵制的落魄模样。

“来自资本的傀儡妄图破坏我们纯洁的 V圈。”

“不可明说的饭圈怪物也想在虚拟主播市场分一杯羹。”

“卑鄙无耻的套皮练习生登陆哔哩哔哩。”

2020 年 11 月 23 日,虚拟偶像组合 A-SOUL 官方账号在 B 站上发布了第一条视频,宣布组合正式出道。

很快,VTuber 圈原住民们听到风声,从百度 VTuber 贴吧(即 V 吧)、豆瓣、艾泽拉斯国家地理(后简称 NGA)、Stage1st(后简称 S1)纷至沓来,并在评论区里或粗暴直白或阴阳怪气地表示 VTuber 圈(后简称 V 圈)不欢迎资本——根据已公布信息,A-SOUL背后是国内著名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也有消息称,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与该组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致对外

12月3日,A-SOUL组合成员“嘉然”发布了首个版本的自我介绍视频。平心而论,这支视频内容相对尴尬,流露出了对 V 圈不甚了解但硬要融入的露怯气息,嘉然的建模也僵硬中带一丝恐怖谷效应。与组合出道视频相似,此视频也收获了大量“差不多得了”式的评论与弹幕。

“差不多得了”

在这两条视频下方留言的观众们未曾料到,几个月后,他们会反转态度,在各大平台上“万象天引”、真情实感地为A-SOUL引流。

资本即原罪

对很多人来说,A-SOUL的诞生带有原罪,组合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或者说乐华娱乐背后的传统内娱造星工业体系即是原罪。

乐华娱乐,对国内娱乐圈稍有了解的人应当对这家公司有所耳闻:诸如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等近些年颇具话题的艺人都出自这里。

在明星女团竞选真人秀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中,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以评委身份发表了诸如"你唱得太好了,放在团队里就会显得别人太差了"等极具争议性的言论,成功将自己打造成了“女性刻板化形象”代言人。一时间,她本人也成了热搜常客,名声大噪。

我们仍未知道杜华女士为什么要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

更不消说控评、撕番、打投、冲量,这些被流量粉丝们玩得轻车熟路,甚至向职业化方向发展的套路,一旦被引入V圈,原住民们无法想象自留地将被“饭圈”冲刷成何种模样——虚拟偶像在本就规模有限的ACG圈子中都算是小众爱好,属于亚文化中的亚文化,生态并不如何强健。

不过,这并不是“资本”第一次进军虚拟偶像圈:在此之前,腾讯“千鸟战队”、网易“中国绊爱”、乐元素“战斗吧歌姬”、中央电视台“新科娘”,都或多或少带有企业背景。至于在虚拟偶像的发祥地日本,扎根崛起的企业势VTuber背后几乎都有大公司站台。

嘉然和绊爱的合作,被戏称为“资本联合”

传统娱乐圈内颇具争议的名声、非传统互联网企业出身是乐华与上述公司最大的区别。

“黑红也是红”说来容易,但未面世就要迎接山呼海啸般的恶意,A-SOUL将要踏上的路注定艰难。

内忧外患

饭圈入侵是为外患,V圈自身内忧也极多。

自2017年在YouTube上萌发,到2018年百V大战,再到日本VTuber以挂字幕形式进军中国,国内VTuber观众能看到的内容,仅以节目质量和技术水平论,几年间有不进反退的趋势。

虚拟偶像,顾名思义,并非真实存在的人物,她是由真人演员(即中之人)在动作捕捉技术支持下,以绘制的虚拟形象呈现在屏幕前的角色,又因呈现形式有所不同,分 2D、3D 两种。3D动作捕捉技术固然好,但所需场地大、维护成本高。渐渐的,精明的VTuber们发现,大部分受众对技术要求并不高,他们最大的需求其实是社会生活中所缺乏的“陪伴感”和二次元带来的“归属感”。也因此,技术简化、“退三返二”在VTuber圈成了大势所趋。

这一点在进军中国的日本VTuber中体现得更为显著,很多VTuber全程不与观众交流,只是套着二次元头像打打游戏,讲几句日语,便有观众将真金白银送上。若是偶尔在B站限定直播中学两句中文,弹幕便歇斯底里起来了。

更不要提游戏部企划中之人欺凌、绊爱换人、HoloLive因不当言论退出中国等或大或小的恶性事件,都让观众意识到,虚拟偶像名为虚拟,但终归无法逃离现实中的种种,也将他们由管人做什么都说好的“萌萌人”催化成了不愿再付出真情实感的“乐子人”。

当贴吧钓鱼、B站查成分、论坛恶意发散成为日常后,“V圈只剩半年”的戏谑说法甚嚣尘上。

对“樱花妹摆烂收租”“套皮女主播钓凯子”不满的人自然是有的,且不在少数。HoloLive退出中国后,日本VTuber“绯赤艾莉欧”凭借NGA上一篇名为“鲸落”的帖子,几日间在B站上收获了数千名“舰长”(在B站上,观众花费198元可成为主播的当月舰长,以获得诸如彩色弹幕等特殊权限),让人们意识到了国内V圈市场拥有着无限“钱力”。

一个HoloLive倒下了,很多个小VTuber站了起来

也因此,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试图分一杯鲸落之羹,一方面填补市场空白,一方面也是满足国内V圈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说来也巧,这正是A-SOUL出现的时刻。

小圈子里刚经历地震,来自大圈子的巨物突然降临,双方都在对彼此进行着试探。

第一张王牌

嘉然之于刚成立的A-SOUL,就如同鞠婧祎之于2013年的SNH48、林允儿之于2007年的少女时代,是团队打出的第一张王牌,破圈抗压,寄予厚望。

12月12日,嘉然在B站开启了团队首场单人直播。与视频下方大规模恶意评论不同,当嘉然以宅舞开场时,从V吧赶来看乐子的吧友们纷纷震惊于全3D实时动捕惊人的技术力。

A-SOUL技术水平号称领先业内两年,实时动作捕捉和场景建模的确是极高超的:嘉然表演时,细微表情变化及精确到手指的肢体动作都以极高完成度呈现在观众面前,这让表演的含金量提高了不少。

嘉然在首播中即展现了不错的业务水平

尽管首播带着一丝生涩与惶恐,“不要笑挑战”节目效果尴尬,杂谈是“幼儿园水平”,但嘉然可爱的形象和声线依然极具吸引力。

在直播的最后阶段,嘉然现场表演了“连跳20首宅舞”的看家本领,震撼全场,将观众们的视线从看笑话拉回到了表演本身。

“A-SOUL证明了即使是流量练习生门槛也比大部分套皮纸片人高得多。”

“这么NB的动捕,以及中之人有着连续跳20分钟宅舞片段的技术与体力,讲道理我是想多看一点的。”

直播过后,原本奔着找乐子而来的V吧吧友们纷纷倒戈,大呼投降,成为了A-SOUL的种子粉丝——据观察,A-SOUL粉丝从V吧转移到A-SOUL吧后,V吧热度下降了约四成。但在NGA等舆论阵地,此时,A-SOUL相关内容依然被禁止讨论。

很多自诩“国内外管人见得多了”的乐子人们,开始重新思考V圈中不时就会被提起的问题:虚拟偶像究竟是套着二次元皮肤的主播,还是以“虚拟”形象传达偶像力的“偶像”?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虚拟歌姬的界限究竟在哪?

看起来,嘉然以及A-SOUL将会走上无数VTuber曾走过的道路:定期直播、靠高出平均水平的技术力及中之人表演水平缓慢涨粉、靠观众打赏等消费行为盈利。但事情的变化再一次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亚文化巴比伦塔的诞生

本世代还在贴吧驻足交流的网民已十不存一,留下的多是表达欲极旺盛的。

V吧吧友人人自诩“网老嗨”,冲浪钓鱼、喜好说教。对于A-SOUL的态度,起初,他们是“审视性、批判性地接纳”,直播效果好时在弹幕里刷“可爱捏”,对直播效果不满便开始铺天盖地地刷“赶紧下播”“嗯混”和“铸币”(猪逼的谐音,指笨拙,有侮辱性)。一场两小时的直播,500人同时接入,全程两万条弹幕不在话下。

嘉然直播《健身环大冒险》时因体力不支想结束游戏,被弹幕攻击

也是在这一时期,A-SOUL视频评论区下方“中文互联网亚文化熔炉”的样貌初现端倪:粉丝们自诩“嘉然小姐的狗”,称A-SOUL为“全华班不多说,粉丝的信仰”,成员努力时刷“酬勤”,运营接受建议刷“他好温柔”,三个成员一起直播时就刷“什么白学”——以上五个梗分别来自漫画《电锯人》、《英雄联盟》主播山泥若、《DOTA2》职业选手Ame、前B站up主Lex和恋爱游戏《白色相簿》,缝合程度可见一斑。

可以说,在A-SOUL视频评论区里,小作文、怪话、烂梗、反串、阴阳怪气是主流,正常评论反倒显得不正常。圈外人点进视频评论区,在没有科普的情况下,看着这些“夸张的告白”,甚至无法分清它们是善意还是恶意。

面对这些,A-SOUL成员们起初也无法理解,嘉然就曾在直播里对弹幕说出“发点儿能回的吧”。五个人里,“乃琳”和“向晚”大约是最早摸清门路的。

乃琳,按照设定是“枝江大学法学生”,从直播中透露的种种细节可以判断,她似乎的确是学习法律的纯素人,用粉丝的说法就是“女团底子有点儿差,进步空间很大”。不过在除了舞蹈的其他一切方面,乃琳都展示出了极高水准:稳定的歌唱技巧、“虚拟于谦”般的捧哏能力,以及用高情商将观众死死拿捏的神奇本领。同时,高强度自搜和观看二次创作视频,让她很快就对粉丝们说出的各种怪话应对自如,并能进行有效反杀。

女团底子有点儿差,经典团舞各跳各的

加入A-SOUL前,向晚生活在一个一板一眼的富裕家庭中,从小到大被父母要求专注学习,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她都异常纯真——当其他成员在为一些擦边球笑话窃笑时,向晚总是不合时宜想要刨根问底,让人啼笑皆非。但就是这样一个自诩“大魔王”、实际上彻头彻尾天然系的女孩,为了能和粉丝交流,每天在评论区里吸收着各类烂梗,最终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开口就是“节目效果”的“梗小鬼”——向晚的粉丝管这叫“梗天使”。

除了纯真,向晚另外两个标签是“傲娇”和“拉胯”。前者是由于成长过程中很少受到夸奖,所以不懂得如何回应夸赞;后者则表现在跳舞忘动作、唱歌忘词、说话嘴瓢、玩《绝地求生》生涯KDA0.22等方方面面。尽管身为偶像,完成度尚有进步空间,但在直播节目效果方面,向晚达到了与《英雄联盟》主播山泥若相似的境界:只要她一开口,观众就觉得开心。

“你喜欢他们发喜欢你吗?”

队长“贝拉”自身属性是与VTuber受众最接近的,在直播中,她多次和观众谈起经典动漫并演唱OP,是货真价实的“老二次元”。但这个属性被贝拉自身超强的硬实力完全掩盖。作为因伤退出国家芭蕾舞队的“前职业选手”,她曾在出道时向观众提供了一份包含117支舞蹈的名单让大家随意点播,也曾在直播中若无其事地用八国语言演唱不同歌曲,一派举重若轻的宗师风度。提起“中国队长贝师傅”,粉丝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懂不懂A-SOUL队长的含金量啊?”——这句也是从《英雄联盟》主播“Last炫神”那儿偷来的梗。

贝师傅的“棍来”

五个人中,“珈乐”融入虚拟偶像这一身份用了最长的时间。如果只以唱跳歌手身份出道,那珈乐大约是毫无短板的,但VTuber的工作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观众交流,这正是她的盲区:首播时,由于不会接话、不懂梗,明明是“软妹”却因角色设定硬装高冷,珈乐收获了海量差评。首播过后,珈乐便被关入“小黑屋”,进行了一个月的封闭直播训练。闭关结束后,尽管谈话能力与其他成员相比尚有差距,但进步也是实打实的,而她本身超强的歌唱实力也收获了清一色好评。

珈乐的《红色高跟鞋》翻唱观看次数已超过100万

姑娘们一无所知但努力想要融入的样子被看在眼里,在几个月的直播中,歌舞、翻唱、原创歌曲、芭蕾、歌剧等高水平表演也被一一呈现,几次直播中的真情流露环节也让乐子人们渐渐卸下心防,开始将“看国V,扬国威”挂在嘴边。他们不满足于将A-SOUL的粉丝增长局限于V圈之内,于是,波澜壮阔的“大引流时代”由此开始。

嘉然被粉丝小作文“破防”,当场痛哭

最先被吸收的是“动物园”粉丝。动物园,指得是《英雄联盟》主播山泥若(猪猪)、电棍(吉吉国王)和Last炫神(炫狗)。由于口音有特点、口癖有趣,这三人在直播中的许多言论被观众截取成段,当做笑料传播。其中,山泥若在直播中大喊“乌兹,永远的神”的画面被许多人奉为经典。当“永远的神”被缩写成“YYDS”之后,此梗也成功破圈,被人在各社交平台津津乐道。此外,类似“老一辈电竞人纯纯的爱国情怀”“我觉得我是”“懂不懂含金量”等梗也在《英雄联盟》圈内广为流传。

山泥若句句经典的《腾杨赛评》观看量已近300万

一段名为《电棍与铁棍》的A-SOUL直播片段成为打开动物园之门的钥匙。动物园粉丝与传统VTuber受众重合度有限,很多人连虚拟主播是不是真人扮演的都不清楚,但他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极强。很多人看过直播片段后,迅速变成了A-SOUL粉丝。而这些被吸引来的新粉丝由于看VTuber经历少,新鲜感强,心态与古井无波的老观众完全不同,这让A-SOUL视频下方本就极高的互动率又提高了一个层级。

“哥哥,今天我们不用铁棍,用电棍吧。”

引流一事首战告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自2021年小年夜开始,A-SOUL粉丝开始四处出击、万象天引,吸收一切有可能被吸收的群体。他们在直播里让嘉然给电棍、AME送祝福,去LPL直播间里以成员名字刷贡献榜,在各大游戏主播直播间以成员名字送大额礼物,百校贴吧校花评选、电视台点歌,但凡能让A-SOUL出镜,他们便无所不用其极。

LGD全队看嘉然祝福AME

说来奇怪,许多原本处于鄙视链上下游或者干脆势不两立的团体竟意外地在A-SOUL视频评论区达成和解:《DOTA2》观众和《英雄联盟》观众互称刀友、撸友,豆瓣用户和抖音用户成了豆友、抖友。总之,在A-SOUL粉丝眼里,无论你是从何处被吸引过来,只要给A-SOUL点关注,就是“品味、素质、修养都很高的人”。

就这样,本就百花齐放的A-SOUL视频评论区彻底炸锅,至少有30种亚文化群体汇聚于此,他们说着彼此似懂非懂的圈内黑话,表达着对于A-SOUL的喜爱。如果说最初评论区是亚文化熔炉,大引流之后,这里就成了亚文化巴比伦塔——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齐聚塔下,试图将塔盖向更高处。但正如A-SOUL粉丝圈著名二创歌曲《发病ing》中所写,“所有的怪话拆开,全部都写着喜欢你。”

巴比伦塔建设时,工匠们会因语言差异而产生误会,A-SOUL这里也是同样。由于粉丝群体极速膨胀,内战随之而来。其中既有粉丝面向偶像和运营的讨伐,也有粉丝之间激烈的辩论。

战况在春节期间达到高潮,这场内战被称为“血色新春”,自正月初三年后首播开始,到正月初九A-SOUL运营团队表态结束,持续了整整一周。内战成因错综复杂,事后看来,工作人员放假未归、团队对粉丝膨胀速度毫无准备、运营操作失误未能及时澄清、被引流来的观众对直播节目效果期待过高等问题共同点燃了火药桶。

血色新春期间,贴吧、B站动态等处,A-SOUL粉丝论战动辄几千上万条,许多人因不堪讨论氛围变化而出走,却也有更多的外来者被雪球滚了进来,直到嘉然生日表演那天。

嘉然是A-SOUL的王牌,在内战中,她承受了最多火力:每当直播效果出现问题,质疑弹幕便会刷屏,丝毫不留情面,最严重时,嘉然直播时找不出一条可以念的弹幕。许多人说,比起最初直播时的单纯乐观,大引流时代后,嘉然被伤害得不愿再向粉丝敞开心扉了。

2021年3月7日,嘉然生日表演当天,直播间的气氛从开始便很微妙,大家似乎都有些话欲说还休,只等待一个机会。每个成员依次给嘉然送上祝福,向晚还为嘉然朗诵了粉丝“新户眠子”知名小作文《我想成为嘉然小姐的狗》的改编版——《我想成为嘉然小姐的碗》,并成功将气氛引向高潮。

嘉然似乎受到了什么鼓舞,在直播的最后阶段,奉献了出道至今最为高光的表演——复刻首播时的“宅舞二十连”。这一次,她的表演更加连贯、有活力。粉丝们也被嘉然的表演点燃,他们一面刷着“回来了,都回来了”,一面将嘉然的B站舰长数冲向了2300个。直到今天,嘉然的舰长数依然是B站虚拟偶像中最高的。

这场被称为“奇迹之夜”的直播让粉丝与A-SOUL彻底达成了和解。从此,弹幕的戾气削弱了许多,版本更迭,评论区里的“流汗黄豆”和“狗头”表情包都被换成了善意的“比心”表情。

精力从内战解放后,便化身为了高昂的创造力:A-SOUL粉丝在短短一段时间里制造出了大量优秀的二次创作作品,手书、原创歌曲、改编歌曲、评书、MMD、同人文、同人漫画、鬼畜视频、游戏 ,千帆齐发,雅俗共赏。无论是群体发病结晶20种语言朗诵《嘉然小姐的狗》,还是被认定为粉丝应援曲的《枝江》《发病ing》《反转入脑联盟》,亦或是被奉为经典的“小向晚系列”和《鸽子》,都被反复观看。

粉丝二创歌曲《枝江》登上了B站热门榜首位

粉丝二创是A-SOUL生态圈极为重要的部分:这些二创作品不仅是粉丝内部自娱自乐的消遣品,它们本身因带有作者原生圈子的鲜明印记,又会成为二次引流的武器——许多人从其他亚文化视频(比如《国玉的战争》或者《大耳朵获嘉》)的相关推荐中无意间点进A-SOUL的某个粉丝二创,接下来就会在一个又一个相关推荐中盘桓许久,直到入坑。

至此,一种罕见、复杂且极具活力的生态便建构完成了,尽管粉丝绝对数量尚少,但这些人坚信,如此这般,他们有机会让A-SOUL走出V圈,走上更大的舞台,成为真正的“偶像”。

反向奔赴的爱

4月中旬,A-SOUL宣布将在劳动节当天,在广州萤火虫漫展上,进行第一次线下直播活动。尽管形式依然是视频直播,但这却是粉丝们第一次有机会以真人形式集体为A-SOUL应援。

“该不会一个个线上武德充沛,线下人均自闭不敢来吧?”有粉丝如此担心到。

“如果一个漫展都撑不起来,那何谈更大的舞台啊。”有人这样回应。

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劳动节当日,由于得知A-SOUL将要出场,往年可现场购买的萤火虫门票被提前一扫而空。A-SOUL一片小小的互动舞台前,被热情的粉丝们拥挤得水泄不通。

在现场,应援棒、灯牌等物品一样俱全,最初担心V圈遭到入侵的人们不禁自嘲:“这下饭了。”

这下饭了

“早该饭饭了!”另一些粉丝调侃。

对于资本带领饭圈入侵一事,经过半年多的相处后,V圈原住民们发现事前有些多虑:A-SOUL的运营团队对评论区完全不进行任何控制,并且每周会对前一周粉丝们提出的问题以文章形式进行回答。尽管有时会出现直播卡顿、电流麦、切片缓慢、用成员账号错误引流等“草台”行为,但对运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态度,粉丝们的确挑不出什么毛病。

首次线下直播的氛围比所有人预期都要热烈,直播开始前大家齐唱《发病ing》,直播开始后跟唱台上表演的歌曲。A-SOUL成员们无论做什么,粉丝们都会给予极强的反馈,台上台下其乐融融。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表演最后阶段,由于现场网络卡顿,在新单曲《超级敏感》首次演出时,舞台上的屏幕直接断开了连接,现场一片哗然。情况突然变成了偶像们可以看到现场观众的画面,但现场观众看不到偶像的表演。

为了安抚大家情绪,拖延时间,主持人随机应变,开始在现场挑选观众,让他们对着黑暗的屏幕说出想对A-SOUL说的话。

“A-SOUL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今后会陪着你们走上更大的舞台。”

“重铸VTB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我一定会陪你们成为最强偶像的。”

“喜欢A-SOUL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希望你们也能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最强偶像!”

线下太卡,大家拿出手机开始看直播

发言的粉丝们并不确定屏幕那头的小偶像们是否能够听到,但接到麦克风依然大吼着表达他们对五个姑娘的喜爱和期望。屏幕那头,几个姑娘明知现场根本看不见她们,依然对每一句话都进行着热烈回应。

这应当是虚拟偶像史上罕见的一幕:以往,都是观众无法对虚拟偶像好好表达爱意,这一次,情况却发生逆转,虚拟偶像想要对现实中的人们表达自己的心意,却被屏幕阻隔。

好在,最终网络问题得到了解决,在一片喧闹声中,偶像与粉丝互相道别,并约定下一次在更大的舞台相见。

结语

A-SOUL出道至今,其实只有半年,这并非一段很长的时间,但由于故事开头过于低迷,过程又很跌宕,让人觉得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久到提起“嘉然小姐的狗”和“嘉门”这些红极一时的梗,都像是陈年旧事一般。

而A-SOUL的故事,主题似乎是“和解与接纳”:V圈与外部世界的和解,亚文化小圈子间对彼此的接纳,鄙视链上下游化鄙视为尊重,粉丝内部由碰撞走向和平。在这个故事里,你可以窥得乖张轻狂少年们隐藏的一面,论坛里激说怪话不断的“战神”们,愿意为了自己的热爱抛下成见,用生疏的技巧,共同将这座巴比伦塔向上盖去。

至于A-SOUL未来是否会走上更大的舞台,那将是故事未完待续的后半段。在结局之前,她们应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