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美国 运营 互联网 新闻 中国 算法 云平台 企业 母公司 用户数据 数据管理 字节跳动 推送服务 美国政府 监管部门 推荐算法 数据中心 安全策略

文字记录

今天是 2022 年 6 月 26 号,星期天早上 11 点钟。那我今天跟大家聊的是 TikTok 还在被美国质疑吗?那之所以说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有两则新闻是有关 TikTok 的,一个是 buzz feed 说有 80 份内部流出的这个 TikTok 会议的录音显示,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目前还在被中国的员工反复地去访问。
另外一个新闻,就是说 TikTok 官方在官网上公布 TikTok 美国的用户数据,现在已经全部被导入甲骨文,也就是 Oracle 公司的云平台进行管理。那我们先看第一个新闻,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任上的时候就说 TikTok 这个中国企业持有并管理美国用户的这个美国公民的这些个人数据。那么威胁要在美国封杀 TikTok 要把应用下架。所以 TikTok 一直在回应美国政府和公众有关保护美国公民数据的这个隐私的问题。那么他们承诺收集的美国用户的信息会存储在美国境内,而不是母公司字节跳动所在的这个中国平台。
但是根据 buffer news 拿到的这个 80 多次 TikTok 内部的会议泄露的这个音频显示,目前字节跳动中国员工的还有多次访问 TikTok 美国用户数据的这个记录。那么 busfeed news 审查了这些录音的内容,其中包含来自至少 9 名不同 TikTok 员工的 14 份声明,表明至少从 2021 年 9 月份到 2022 年 1 月份期间,中国境内的工程师可以访问美国的用户数据。当然 TikTok 的高管在 2021 年 10 月份的时候参加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当时是宣誓作证,表示由美由全球知名的这个美国所构建的安全团队来决定谁可以访问这些美国用户的数据。但是来自 8 名不同的员工的九份声明描述了在 TikTok 公司内部,美国员工不得不求助于中国公司的员工,以确定美国用户他的数据的存储位置和相应的操作方式。那么录音显示,当媒体中间披露录音显示美国的数据管理人员缺乏相应的权限,或者说我不知道如何自行访问他需要拿到的这些美国的用户数据。那么其中报道还详细谈到,录音中包括 TikTok 信任与安全部门的一名员工在 2021 年 9 月份的一次会议上说,在中国什么都可以看到,所谓 everything is seen in China 当然这里指的是美国用户的数据。那么在 9 月份的另外一次会议上,一位董事将一位常驻北京的工程师称为可以访问一切的主管理员。那原话是,这说这个人是 master admonstrator 呼害。 Access to everything. 那么相应的这个录音中间实际上, busfeed news 获知了相关的这些员工的就是谈到的这些员工的姓名、头衔和相应的自我介绍。但出于隐私保护的目的,busfeed news 并没有提供具体的这个信息。那么但起码他们认为他们是已经确认过了。
那么录音范围是从公司领导和小组的和顾问的小组级会议,一直到一些大规模的内部的会议,包括一些产品的更新或者上线的一些会议,并且通过屏幕截图和相应的文件得到证实。那么图来说明中国员工访问美国用户数据的情况。那么录音的内容还显示数据被访问的频率比之前报道的要频繁的多。那么 busfeed news 认为这些录音表明 TikTok 可能误导了立法者 TikTok 用户和美国的公众存储在美国的这个 TikTok 的美国用户的数据仍然可以被中国公司的员工访问。而 TikTok 对此采用一些淡化处理的方式。
那么针对有关数据访问的这个问题,TikTok的发言人回应了一份简短的声明,说我们知道,从安全角度上来讲,我们 TikTok 是最受监管部门关注的平台之一。我们的目标是消除美国用户对于数据安全性的任何疑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聘请了安全领域的专家,不断努力测试现有的安全标准,并且引入有信誉的独立的第三方来验证我们的安全策略。那么这里我盲猜一下。
相关的录音应该是 TikTok 美国团队的一些成员在和中国团队的合作过程中间,比如说开会的时候录下的。那么显然在美国政府对 TikTok 存储和使用美国用户数据之前,TikTok是采用全球集中的方式管理各个国家的用户数据的,这个这一点很容易理解。正因为美国政府提出的要求,所以 TikTok 才单独将美国用户数据部署到美国境内来统一进行管理。
那么大家需要意识到数据部署和业务运营是有非常紧密的关联的。在美国政府的这种严格要求下,只是迁移数据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TikTok 在美国的业务运营肯定是由美国公司内部构建一个单独的团队,重新构造一套业务流程,然后相应的数据管理平台、相应的人员来统一进行管理。
比较挑战的是什么呢?所有这些实现的过程必须都是要保持业务连续性的。也就是说数据迁移、业务流程分拆以及相应的整合必须是在服务不停顿的情况下进行的。那么所以这里我就还是可以用我们大家互联网领域最常见的一个比方在奔驰的汽车上要换轮胎,当然这次不是换轮胎了,这次是要把一辆车拆成两辆车,并且引入另外一个司机,新的司机来独立操纵驾驶这辆新拆出来的车。可以想象在拆的过程中间原来的一定是一点一点逐步的把业务逻辑复制到新车里头,然后进行切换,逐步上线并且移交给这个新车的司机。
那么这个新手司机在接手过程中间一定是要受老司机的指导,并且在适当的时候有老司机演示应该如何操作,甚至说有一有一部分可能在某一个阶段是要并行操作,这就是为什么 busfeed news 的录音中间,中国团队为什么要强调好?那为这个 master adminstrator who has access to everything 他本来就是他统管全部的,现在要把美国这部分用户跟业务逻辑剥离出去。那么在剥离的过程中间,这个所谓的 master and stature 一定是会需要去指导这个美国的新的团队如何做相应的这个管理跟业务接管的工作。所以这就是一个老司机带新司机的这样的一个过程。当然这应该只是业务和数据分割过程中间的一个过渡的现象。那么一旦切割完成,理论上来说,所有来自中国的对于美国用户的尤其是详细的数据和敏感数据的这个任何访问请求都应该由 TikTok 的美国安全团队审批批准,相应的所有的访问和操作都应该被记录归档,以便美国的监管部门进行核查。那么这里头确实有一个大坑,这个大坑后面我们慢慢说好。
第一条新闻看完了我们再看第二条 tik TikTok 官方正式宣布,美国的用户数据现在已经全部导入到甲骨文云平台进行管理。那么 TikTok 官网是 6 月 17 号正式宣布这个消息的。他说美国用户数据现在全部由甲骨文,也就是 Oracle 公司的云基础设施传输。那么 TikTok 目前仍然使用自己在美国和新加坡的数据中心进行数据备份,但预计将很快从自己的数据中心里头把美国用户数据删除掉,并完全迁移到甲骨文的服务器上。
那么 TikTok 同时还表示,除了数据存储的合作之外,TikTok还将与甲骨文在数据安全管理方面合作。什么含义呢?就如何访问和管理数据的这种规章甲骨文,并且会对这些相应的数据管理的规章制度以及相应的遵守情况进行审计。那么 TikTok 和甲骨文的这种合作方式就是希望从根本上打消美国政府和公众对美国用户数据安全的担忧。
那么许多批评人士认为,把所有数据放到美国公司在美国的服务器上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因为只要其他人还有访问权限,那么数据的物理位置实际上就没有办法让这个数据能够得到 100% 的完善的保护。哪怕这些数据只是在美国的服务器上,你比如说在中国如果仍然有访问权限的话,他们认为还是不够安全的,那这个这种想法也是合理的。所以 TikTok 引入了甲骨文这个被熟知、可信任和可靠的第三方为 TikTok 未来的安全策略背书。
那么为什么选甲骨文其实很简单,首先它是一个 it 企业,而且它是一个美国非常知名的 I it 企业。而且它以前的这种安全记录是相对比较可靠的,包括美国的很多政府的项目,在数据存储方面也是由甲骨文来提供的,所以说它既可信任又有足够的技术能力,而且有足够的这个信任度,和政府的合作关系能够为政府和大众所接受,是一个可靠的第三方的一个合作伙伴。所以 TikTok 选择了甲骨文。那么在 2020 年的时候,甲骨文跟 TikTok 商谈,启动了我们这当时叫做得克萨斯的项目,以满足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就是 cfius 的监管要求。那么根据和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协议,TikTok将在德克萨斯州的甲骨文数据中心。这个项目就是因为这个数据中心得名的专门保存美国用户受保护的个人信息,包括电话号码和生日等等。
那么只有特定的美国的 TikTok 员工才能访问这些数据,哪些数据算作受保护其实一直没有正式的披露。但是有一部分记录表明相关的公共数据包括用户的公共个人资料和他们发布的所有内容,目前没有被包括在内。所以 TikTok 涉及的美国用户数据实际上分三种类型,我们需要细分一下。
第一种是用户隐私数据,包括用户的注册信息、个人联系地址、终端与登录信息、支付信息、口令等等。那么这些信息都是敏感信息,只有用户自己能看到的。毫无疑问,这些信息一定是会放在美国境内的,并且受严格监管。第二类信息是用户的公开信息,包括用户自己发布的公开可见的视频屏图片、用户的关注、转发评论自己设为公开可见的注册信息和联系方式等等。那么这部分数据未来有可能会要求必须存放在美国境内,但现在还没有看到确认的信息。实际上这个我觉得其实弹性没有那么大,因为它本身全部都是用户自己设为公开可见的。换句话说,在互联网任何一个角落上。都是可以访问的。所以这个数据到底放在哪其实没有那么重要。
第三种是用户相关的运营信息,比如系统推荐和相应的这个用户行为的反馈。那么这部分信息实际上是运营有机的组成部分,运营平台在哪里,数据就应该放在哪里,很难分割出去。这部分也是核心的用户数据是由用户行为所产生的,那这些数据理论上当然应该也是会被要求放在美国境内。那么讲到这,可能大家会慢慢摸到我前面讲到的谈到的那个大坑了。
2020 年 8 月份,中国商务部跟科技部调整发布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技术的目录,其中提到凡是要涉及向境外转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投资或者其他的方式,都要申请技术出口许可。在这个技术目录里头包含了所有需要管控的这个出口或者转移的技术清单。那么在限制出口的技术中间,当时增加了这么一条就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的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这么一个条目。
那么我们知道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实际上依赖于三个方面,算法、算力跟数据。那么作为个性化推送服务,其技术核心主要是由算法构成的。那真正要实现商业应用的话,单单只有算法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数据和算力的支撑,算力就很简单是云平台。那么数据则是这个应用在实际运营过程中间收集到的用户数据,那么用来去构建实时推荐的有效果的这个内容。
那么如果是美国用户的数据不能流出美国本土的话,那就需要在 TikTok 美国的平台上使用 TikTok 原有的算法,重新构建一套基于美国的数据建立的算法模型。那么在后期模型的应用过程中间,同样需要美国的用户数据,那可能是敏感的,也可能是非敏感的对吧。还有一些其他基于推荐算法的响应的数据不断地去修正,才能够让模型迭代达到最佳的这种运行的状态。
所以 TikTok 中国公司的工程师远程访问,并且指导美国同事使用美国用户的数据本身就说明 TikTok 在进行运营向美国的迁移。那么这个迁移一方面可能是纯数据管理方面的,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在美国平台上重构个性化推送服务的能力。那反过来说,如果 TikTok 在美国的平台上使用自己的个性化推送服务,那有没有申请技术出口许可?那会不会?如果没有申请这个技术出口许可的话,会不会违反了中国的相关的这种禁止出口或者是限制出口的这个技术目录的规定,我不知道了,那只有后续看一下相关的新闻和媒体披露的消息了。
那么另外美国媒体还谈到了一个担忧,就中国政府的软实力可能会影响字节跳动的高管如何指导美国同行调整 TikTok 强大的推荐算法引擎,并影响全球 10 亿 TikTok 用户推荐的内容。那么这一点,这个德州的参议员 TED cruise 曾经谈到说 TikTok 是可以用来影响美国人所见所闻和最终想法的特洛伊木马。那我自己的看法是,在美国团队独立运营的情况下,这点基本上是很难做到的。当然互联网推荐算法一定会影响大众的情绪和决策,但是只要算法向监管部门公开,即能够接受监管部门的核查。这样的担心我觉得是有点多余的。反过来来说,这种担心实际上击中担心的要封杀和国内封杀 Facebook 或者 Twitter 的平台的这种封杀流实际上是非常类似的,你有可能怎么样,所以我就一定要封杀你,那是不是有其他的手段可以打消这种顾虑是可以让这个潜在的风险被暴露出来,被监管了对吧?所以我觉得这个担心完全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打消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表态实际上背后就是表示着一种公众的情绪。
什么呢?就全球化破碎从疫情前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那么在往前十年,可能大家都觉得地球更多的是一个整合的,互联网是一个统一的。但是最近几年看来,全球化破碎逐渐出现,美国、欧盟、中国、印度几个大的有影响力的经济体,都对于监管本国用户数据,乃至对数据出境有了各种各样的限制。
TikTok 受到质疑只是一个逆向全球化在互联网领域的一个折射而已。那么很不幸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有实力走出国门的时候遇上了这个风潮。未来三到五年内,可能全球互联网还是会持续这样的一个各自选编战队圈地自盟的这样的一个趋势。所以我们只能是目以待,看看 TikTok 未来怎么样在逐渐的独立,在美国或者在其他的经济体运营,逐渐脱离和中国母公司除了财务关系之外的各种各样的联系。好,今天我要共享的内容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关键词

美国 苹果 委员 剪贴板 安卓 网站 摄像头 中国 谷歌 字节跳动 应用商店 用户数据 应用程序 操作系统 用户隐私 用户剪贴板 雇员访问 访问用户

文字记录

各位晚上好现在是 2022 年 6 月 29 号晚上 11 点钟。今天跟大家谈的是有关 TikTok 在美国被质疑的一些补充信息。那么周三也就是今天早上,美国各个科技媒体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就是 fcc 的委员布伦丹卡尔 6 月 24 号发信给美国的着苹果公司的 CEO timcook 和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 CEO 皮叉一,要求谷歌跟皮孔苹果把 TikTok 从苹果和 Google 的应用商店里头下架。理由是担心这款广受欢迎的来自中国的视频社交 App 可能会对美国的数据安全造成威胁。
那么布伦丹卡尔周二也就是昨天在 Twitter 上发布了这封信的全文。他认为 TikTok 的行为模式和 TikTok 就保护敏感的美国用户数据做出的虚假陈述,违反了苹果和谷歌的标准。那么我们来看看这封信里头的指控到底包含什么样的内容。这封信一共 4 页。第一页其实没有什么可以看到,第二页里头我们可以看到红框标出。卡尔在这里使用了一个很特别的说法,就是 thats the ships clothing 也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的意思,这个羊的衣服指的是 TikTok 借助社交 App 这成皮做着危险的事。这个说法很尖锐啦,就是它的意思是 TikTok 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它不仅仅是一个用于分享有趣视频或段子的应用程序。那是羊皮。
TikTok 的核心是一个收集广泛个人和敏感信息的精密的监控工具。那接下来信中写到 TikTok 收集从流搜索到浏览历史,再到按键的输入模式、生物信息、数据等等。这里特别指出数据可以用于面部识别跟声纹识别。这边红红框出来,我不能说布伦丹卡尔完全都是异想天开,但是这么说还是挺耸人听闻的。在海量的视频跟声音内容里,想识别出特定对象的话,必须拥有便利的全库访问权限,而且需要消耗大量的计算资源。如果不是全库复制的话很难做到。
这里其实我想到一个类似的情况,就是 Tesla 的全车摄像头。大家知道 Tesla 全车有 8 个车外摄像头加一个车内设上头,Tesla的车控系统始终是跟云平台连接的。所以目前中国国内的敏感部门包括军事单位和部分地区的政府部门开始谢绝 Tesla 进入单位大院,他们担心 Tesla 通过这些摄像头来采集并且上传视频,数据最终流到海外。如果监管部门已经设置了禁止数据出境的要求,并且严格监管的话,海外的简单维护管理工作实际上是不会影响数据整体安全的。
我认为不管是中国政府对 Tesla 还是美国政府对 TikTok 都有神经过米的嫌疑。从这两点上来看,这两个国家的监管水平还真是半斤八两。好。那我们把话题扯回来,看看布伦丹卡尔列出 TikTok 的数据隐患的证据有哪些?第一条,2020年 8 月, TikTok 规避安卓操作系统的隐私保护规则,跟踪用户的在线数据。这一点一直是中国大陆 App 的毛病,总是想窥探用户有用没用,都想多收集一些用户的数据,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被安卓系统给堵上了。
第二点,2020年 3 月,苹果操作系统上 TikTok 访问用户的敏感数据。这个指的是 TikTok 高频读取 iOS 用户剪贴板的事。这里我想提一下当时冯大辉的解释。他发微博说有几家公司,尤其是某个电商巨头,全家桶的 App 一直监控用户的剪贴板。比如你在微信里复制某个内容,然后打开某个大公司加的App ,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动把你剪贴板内容读取分析遍,然后还上传到云上去。当然了,TikTok也不能免俗,也是同样的毛病。这个问题的确存在,目前不知道状态如何。
第三,这个指的是字节跳动同意向多位美国 TikTok 用户支付 9200 万美元,已了结一起集体诉讼。在这个诉讼中,字节跳动被控非法收集 TikTok 青少年用户的隐私数据。大家知道 TikTok 在全美有 1 亿多名用户,很多当然是青少年。同样的 TikTok 在获取新用户的时候并没有设置合适的门槛,导致很多 13 岁以下的青少年注册使用。当然这就成了收集美国青少年用户隐私数据的行为。
第四,这个是我上一个视频提到的 buzz feed news 的报道,就是十多个内部会议音频显示中国雇员访问美国用户数据的事儿。我在之前的视频里也解释了,如果是过渡期间是可以理解的,但数据迁移完成之后就不应该大规模出现了。第五个,这点有点扯,这就是招聘雇员和入职的时候要求雇员提交数据到一个点 CN 的网站上。那字节跳动总部在中国,TikTok的招聘和 HR 系统很有可能也是放在 docn 的网站上的就是这么个事,TikTok的应该尽早切割开来,把总部的这个网站和在美国的网站分开。
第六个字节跳动,同意向 FTC 支付 570 万美元,了结收集青少年数据的诉讼。这个和第三个实际上是同一个事,只是了结的诉讼对象不太一样。第七个1,印度封杀 TikTok 这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政府行为未必有确实的证据。那么第 8 到第11,美国各个政府机构和军事单位禁止雇员使用或者在政府移动设备上安装 TikTok 同样是政府行为。 12 和 13 那是其他商业机构的担心以及相应的封杀理由。
看完了,我们来看看不伦敦卡尔的诉求。那卡尔说将 App 下架并不是没有先例的,苹果跟 Google 都曾经因为 App 违规收集用户数据,或者是未经用户同意将数据传输到位于中国的服务器上,而将多个 App 从苹果或者安卓的应用商店下架。那基于这个理由,如果这两家最终选择不下架 TikTok 的话,卡尔要求他们在 7 月 8 日之前解释为什么不下架。
这里需要说明的有三点,第一点,fcc也就是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只是管理通信和互联网接入,它并不管理互联网内容,更不管理应用商店。所以卡尔的要求并不是 fcc 的管理职权范围内的。
第二点,目前 fcc 是民主党控制的,他的主席 jessica 罗森沃塞尔是民主党任命的。那么目前有四位委员,其中卡尔是四位委员中间的共和党人,所以卡尔的请求的不太可能获得 fcc 官方的支持,所以最终卡尔的诉求可能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到目前为止,fcc官方没有做任何表态。
第三点,拜登 2021 年 6 月撤销了 TikTok 的禁令,但是下令有关部门对这类应用程序进行安全审计,要求字节跳动剥离,在美国的行政命令并没有撤回。所以,拜登跟民主党目前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形成太大的对抗。最终 TikTok 和字节跳动在数据跟运营方面彻底切割干净,应该是多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那包括美方,包括中方以及包括商业机构自身,而不是卡尔所要求的 App 的彻底下架。最后提一下,根据 sensortower 的数据,TikTok在美国已经下载安装了 3.2 亿次,并产生了 6.9 亿美元的消费者支出。这可能意味着苹果和应用商店 30% 的分成费用大概是 2.11 亿美元是来自于 TikTok 的。这么重要的 App 跟收入来源,就不是一个 fcc 委员个人意见就能够推动下架了。那么有关 fcc 委员不伦丹卡尔公开信的信息,那么就更新到这里,谢谢各位观看。晚安。

关键词

美国 算法 董事会 员工 核心 运营 投资 母公司 软件 字节跳动 北京抖音 中国政府 运营数据 用户数据 运营中国 数据团队

文字记录

TikTok 还在被美国质疑吗?已经接连录了两期。但 TikTok 老大周受兹于星期四,也就是 6 月 30 号就 bosfeed news 的报道向多位美国参议员发出澄清信件。周五媒体公布了信件的全部内容。所以我把信件的重要信息和大家说一下。
信件的核心部分实际上是十一个问题和相应的回答,我挑最关键的内容说一下。第一个问题是问 TikTok 在中国的员工是否现在或者曾经能够访问美国用户的数据,其中的员工包括程序员、产品开发数据团队等等,并要求 TikTok 详细说明究竟是哪些人可以访问以及在什么时间可以访问。那么回答首先确认了 TikTok 中国员工仍然可以访问 TikTok 在美国的用户数据。不过红色部分图中 highlight 出的部分强调所有的数据访问都在严格分类和批准流程管理下进行的。这个相关的解决方案就是之前提到的德克萨斯项目。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也就是 cfius 的要求下,运营数据全部都在 Oracle 的云平台上,并涉并受 Oracle 和 boss allen 公司安全团队的严格监管。那么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现在被 TikTok 拿出来就安全性背书的除了 Oracle 之外,还有 boss allen 公司。
那么熟悉斯诺登案件的朋友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斯诺登的前雇主就是 boss allen 公司,是美国情报界最大的外包商之一,美国国安局就是 NSA 2007 年开始建设的网络监控项目。棱镜就是 boss allen 公司建设的。 boss allen 的客户包括美国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国土安全部、内政部以及多个情报机构。所以拿这家公司来背书是很有分量的。
那么第三个问题问到字节跳动的员工是否参与构建 TikTok 的算法,答案也是肯定的。信中明确所有的 TikTok 算法都是在 Oracle 云平台上构建的,这肯定是字节跳动拥有知识产权的算法,目前已经构建跟配置到境外的 Oracle 云上。回答了我第一个视频中的疑问,当然也说明非常有可能违反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中有关向境外转移推荐算法技术的限制。那么第四个问题呢?回答进一步说明,字节跳动为抖音和 TikTok 构建了算法,目前 TikTok 的业务逻辑、算法集成和配置都已经跟抖音因彻底分离了。第五个问题直截了当问到中国政府如果索要美国用户的数据怎么办?回答就是三个 no 1 从来没有被索要过 2 也从来没有提供过。 3 未来就算被索要也不会提供。第六问题比较独立,是问 TikTok 美国的雇员是否使用字节跳动的协同工作软件? Lark 回答是肯定的。 Lark 是类似于 slack 这样的协同工作软件,是字节跳动出海的一个 ToB 的产品,目前看来也被盯上了。那么第九个问题很重要是问中国政府对于字节跳动和 TikTok 业务决策的影响力,包括在董事会席位合一业务决策的影响力。那么这里分了四个小问题,TikTok给出了相对详细的解释。第一,之前公司的命名很乱,现在经过清理之后主要分为字节跳动,也就是 ByteDance limited 北京抖音,就是以前的北京字节跳动和 TikTok 三部分。那么字节跳动 ByteDance limited 是母公司注册在开曼群岛公司的全球董事会,包括泛大西洋投资的 bilford 海纳国际的 other darch 红杉的沈南鹏等等,背后的投资者是范大香投资 KK 2 软银、红杉等等。
北京抖音是字节跳动的子公司,也是字节跳动运营中国业务的实体。其中中国政府收购了 1% 的北京抖音的股权。作为和 TikTok 并列的字节跳动的子公司,北京抖音和 TikTok 没有直接的关系,中国政府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权利指定字节跳动母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或者通过字节跳动影响到 TikTok 用大白话说就是字节跳动董事会。
除了 CEO 梁汝波此外,都是境外的金主,不会听命于,中国政府不可能通过字节跳动的董事会影响到 TikTok 那么整个信件的回应的核心内容就是这些信件的签署人是 TikTok 的全球 CEO 周受资。目前看来,有关 TikTok 在美国的数据安全问题还会继续扯下去。如果有进一步的重要消息,我会再给大家更新,谢谢各位观看。再见。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