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新说

发布于 2014-11-09  257 次阅读


传统意义上的阶级斗争理论,将阶级斗争作为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或说直接动力,而从根本上肯定了生产力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但是从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或以后的世界整体史-特别是二战以后的世界历史来看,这种说法存在很多的缺陷,因此这里特地地陈述几点鄙见。
  第一,在阶级社会中,无疑阶级斗争是对社会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但这并不是如阶级斗争理论中而言的一样,是所谓的直接主要的力量。应当说,阶级模式只不过是社会自我进步的一个模式—或者只不过是社会进步的一个玩具罢了。当然这种说法可能会带有一些形而上学的色彩,被指是偏离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方向,但这却是真理,亦是解释当今社会主义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意识形态逐渐受到淡化的重要因素。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将近完成前后,阶级斗争主义者群体与思想言论大量涌现,其中最具代表性与影响性的便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当时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曾说:“……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资产阶级再不能做社会的统治阶级了,再不能把自己阶级的生存条件当作支配一切的规律强加于社会了。资产阶级不能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社会再不能在它统治下生存下去了,就是说,它的生存不再同社会相容了……”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句话过于倾向主观判断,他所叙述与后来发生的史实是有很大差别的。从当今开始计算,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至少要再过8个世纪才会彻底进入根本性衰落期,也就是再经2-3次的文明转折(像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那种性质的人类文明转折)以及好几个百年的彻底洗礼所需要的时间。
  因此,这句话即使在今日看来也是不正确的。今日,在实际上在第三次科技革命与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人类文明正在走向由工业文明向智能文明的道路,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仍是方兴未艾,在相当相当长的时间内仍会是极富生命力的新事物,而不是上述理论所认为的“旧事物”。马克思作出上述结论的错误根源在于,他虽然在理论上坚持了生产力决定阶级关系与动态这样的基本前提,但是在实际研究上却轻而易举地倒向了偏阶级斗争的方向,而受此影响未从实际上判明当时欧洲生产力发展的实际水平与方向。
  诚然在1895年恩格斯曾经就上述马克思言论作出更正,认为“当年欧洲大陆生产力水平仍远远未达到可以废除这种生产关系的水平”,但这又为后来的德国修正主义的产生与蔓延埋下祸根。从以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阶级斗争观念或说理论往往会使人们对之过于偏倚,从而导致错误。
  第二,阶级的是指一种社会分工形态,而不是指依据职业与财产进行划分的人类利益群体,后者只能称为“一定历史条件下的阶级构成成员者群体”;换言之“阶级无特定,阶级无狭义”
  关于这一点,我发现许多的学术著作都给出了错误的解释与分析。认为无产阶级是一个阶级,资产阶级是一个阶级,复生的第三阶级是一个阶级,而这些阶级共同构成了一个大的阶级社会。这才是实际意义上的唯心主义与形而上学。这种错误的观念是人们的惯性思维,认为“阶级即固化”“阶级狭义”。
  在此前提指导下的斗争往往是基于某以特定人群的利益而倡导发动的狭义上的“阶级斗争”,它往往以改变被统治者现状以使命,不是在整一个旧社会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的各方面进行彻底或有效的飞跃,而往往是进行到某处戛然而止,又或者是被统治者推翻停止这成为新的统治者,再次被它所压迫的人们所推翻,如此不断地反复……
  这却种意义上的“阶级斗争”往往是无果的且破坏生产力的。这种“阶级革命”并不能真正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他们所建立的所谓“新社会”必会走上旧社会的道路,甚至和旧社会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巴黎公社与我国近代的太平天国运动便是极好的例证。至于十月革命与苏联1922年的建立与发展,应当肯定的是布尔什维克是彻底地领到了一次广泛而深刻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以彻底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以留下了的经济政治文化旧制度,这也是充分展示了真正的广义的阶级斗争的力量。
  阶级是无任何主观意愿的事物,它只应是这种社会分工的执行者,保证这种社会分工不断促进社会在生产与生产力的发展的冰冷产物与手段;而阶级不是来维护某一时间某一地点内构成他们的那一撮人的利益,那些只能称为“一定条件下的阶级构成成员者群体”。
  第三,任何阶级社会的主要矛盾是生产生活分散化与生产生活资源集中化的矛盾,而不是阶级矛盾,亦不完全意义上是所谓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最后这是首者的集中反映与表现。
  一个民主社会,每个成员都有民主权利,但是总需要民主权力机构直接行使这些民主,这便构成了上述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间的矛盾又是上述原因的一个结果与例证。而这些结果产生的最根本的原因,则是人类的文明形态与生产力水平在宏观文明史上人处于较低水平,这就要求需要集中资源;而一方面人类对客观事物的认知能力与处理能力规律则要求对生产生活资源进行分散认识,利用。这便是解释当今社会一切变动的最根本的原因。
  而在此我也对人类往后社会的发展作出预测,人类的一切生产活动(包括脑力,思想)最终会被由于人类的智能所取代。
  以上仅是个人观点,严正声明本人拥护与热爱社会主义,坚定无产阶级信仰。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