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Queenz,任谁都无法忽视的名字。

名称源自纽约 Queensbridge,却是个十足的香港仔;穿着潮流、唱着 Trap,却满心怀念旧世代的一切。经过风花雪月,他站立于东方之珠上。相较其他热爱 Hip hop 的青年,他显得有些「深不可测」。终于,我们找到机会与 YoungQueenz 进行对话,谈谈音乐,也聊聊他对香港的看法。首先,我们从风格开始说起。

我的风格虽然不停转变,但若概括定义,我形容为 Vibing 的音乐。

出道至今,YoungQueenz 历经多次变革。从最初的 Jazz Hip hop、Boom bap 到《Otaku Mobb》的 Cloud Rap,如今,《龙寨》又被定义为「东方式 Trap」。什么意思?他解释:「现今中国风 Trap 大多都是加点中国乐器、类似周杰伦的调子。但由 Floyd Cheung(Wildstyle Records 制作人)所造的伴奏,却带来另一种东方神祕感。」所以说,尽管风格一直在变,但若真的要定义一个音乐取向,YoungQueenz 认为 Vibing 是最好的形容。「好的『氛围』能超越语言和文字,变成一种感觉和情绪,这就是我的音乐。」至于什么是 Vibe?他笑说:「对我来说,《Blade Runner》系列即是 Vibing;而 Marvel 电影则不。」

2018《龙寨》:东方式 Trap music

谈到《龙寨》,不得不好奇这张 EP 的制作概念。他坦言:「若怀着『这是 YoungQueenz 新专辑』的想法去听,你可能会失望。」他认为《龙寨》是张 Joint Album,注重的是玩味,以及与合作者之间的化学效应。针对概念,他特别分享以下看法:

一、We belong to this place , at the same time we don’t 的命题

二、东方主义的 Trap music

三、新、旧结合或东、西合壁的新尝试

「整张龙寨 EP 就像一头科学怪人,溷合了不同的元素与 DNA ,金属、Autotune、东方、武当…」没错,YoungQueenz 特爱 Wu-Tang Clan,以至于许多细节都能发现蛛丝马迹。他称《龙寨》象征东洋 Trap music 的崛起,「它有着我们自己的 Flex」。「例如《一丿》是东方的 Fashion brand swag,像 A$AP Rocky《Please Don’t Touch My Raf》一样。又或者 Lil Pump 有《Iced Out》,而我们就 Flexing《翡翠》。」所以说,无论是述说金钱梦、代表港币图案的《狮子麒麟凤》、对自己和城市绝望的《僵尸》、《龙镇II》或欲望堕落的《多情》和《公厕》等等,都深藏着他和 N.O.L.Y 对香港的真实感受。

经过 2017 年,我感到香港已经没有希望,我们也没有希望。

他补充,之所以把香港称作「龙寨」,除了因为过去香港与「龙」形影不离、有着各式各样的龙之外,所谓龙寨也影射已消失的九龙城寨。「由于我出生时这个地区已经被迁拆了,所以对我来说,龙寨永远是充满着神袐感、罪恶满盈,如传说或梦境般的存在。」话锋一转,他语出惊人道:「但真的香港是怎样?我认为,真正的香港已在现实中死亡了。」

「因此我叫香港这个地方《龙寨》,就好比永远的九龙城寨。」像极了补偿作用,他宁愿把理想投射在素未谋面的《龙寨》上,而对于现实,他选择拱手让人。「让其他人主导现在的香港吧,相比起我们,其他人更适合拥有这里。」

《龙寨》制作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声线控制。每首歌都有不同的情绪,有时要扯高声线作 High pitch,有时会咆哮,有时要用真声唱 Autotune。假如声线带出来的感觉不到位,即使是同样的歌词和 Flow ,成品会不好听。我在这张 EP 的声线繁多,与大家过去对 YoungQueenz 印象将有所不同。」

何谓《龙寨》最为注重的面向?

「编曲微小的变化、运用不同新声线的控制和尝试、字里行间的巧思、实体碟的包装和设计等等 … 因为它们互相影响,缺一不可。这是一个世界和概念,不是单纯把很多歌凑合做张 EP,还有很多细节希望大家自己去发掘。歌词方面大家能在 genius.com 细阅。」

高度重视化学效应的 Featuring

说唱歌手跨界合作屡见不鲜,《龙寨》也不例外。谈到合作对象,YoungQueenz 重视的是「理念相近」以及「能否激发化学效应」。

「上海组合 Vroskiii 是 Homies 也是全中国最有 Style、最合我品味的组合。」事实上,Jeremy Quest 和 Charity 本身就够燥,但这回 YoungQueenz 刻意将他们拆散,不仅各自尽情发挥,某种程度也让《龙寨》变得更为有趣。「而《一丿》则是关于 Fashion 与强调 Worldplay 的歌。柒羊对玩文字绝对有一手,加上他的声线和带点幽默的气场,I know he is the one.」

至于台湾歌手 YZ 于耀智也是 YoungQueenz 欣赏的对象。两人过去在 Facebook 上认识,从精神理念至风格品味都极其相近,他说:「我一直认为亚洲能有代表自己的 Swag 和骄傲。不一定要把黑人那套全抄过来,而是将自己的文化和他们结合在一块。」而此一观念刚好与 YZ、杨宾等人的「Asian Power」相彷,他们继承前辈 Mamchuker 的口号,强调团结亚洲 Hip hop 成为 Worldwide 标竿。尔后 YoungQueenz 果真找上 YZ,双方于年初合作发布《翡翠》一曲。此外,「EP 特意收录了两个版本的《翡翠》,如果顺着曲目听下去, 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YoungQueenz 时常领着黑暗面,歌词毫不避讳提到大量「毒品」。 不少人猜测这是否是种「示现」,藉由负面字句建构自身的音乐世界观?或者,他真的过着这样的生活?对此,他回答,「看完北野武执导的电影,你也不会相信他现实会杀过人吧?」

顿时。茅塞顿开。

https://youtu.be/Nwku6eye6ak

「我看待自己的说唱如电影或者一幅图画。作品当需要甚么气氛,就用相应的词汇衬托。」毒品对他而言,更像是 reference 以塑造整个歌曲的环境。「大概是因为低落的情绪和环境,总令我联想起毒品和药效吧?我试着将音乐当成电影,而毒品只是一些装饰,令整件事像真度更高。」他举例,「假如我要写幸福甜蜜的感觉,我会用很多名词,例如波板糖或雪糕。但可惜我感受到的世界是充满着无力感和败坏,尤其是精神层面。尽管这不是唯一主题,仍希望听众能感受得到。」

对我来说,最痛苦的不是没有人听,而是在错的地方被错的人听到。

不置可否,无力感和败坏是 YoungQueenz 对世界的感受。尽管他认为「真正的香港已在现实中死亡」,身为《龙寨》建造者,他大可选择在那朦胧胧的世界中游荡。聪明如他,就好比邵氏电影中那练就一身功夫的《大醉侠》,世代交替又何彷?他早已看到许多新的可能。「说实话,Trap 和 Boom bap 两者根本没有甚么冲突,所谓冲击只在于老一代的优越感和新一代的自傲。」他称,人们需要的不是执着于这些事,而是试着用不一样的眼光去观察。所以 YoungQueenz 建议年轻人用「外国人角度看香港」。「说白点就是『保持好奇心』再加上『外国的审美观』。」他强调,「不是要当自己是外国人,而是要把自己当做游客,哪怕再平凡不过的事物也能令你好奇不已。」

有人说 YoungQueenz 一直在变;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精准一点来看,那仅止于外显部分(音乐、取材、故事等等)。若把每次作品拆解开来,你会发现,它们都有着共同的 Vibe 与调性,好比 Montage 画面,传扬着一段梦境或某件细思极恐的事 ── 私以为,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也是从未改变的部分。最后,问到最令他痛苦的事?他回答:「我还是希望能将音乐落在相同气场、品味和审美观的人群身上。对我来说,最痛苦的不是没有人听,而是在错的地方被错的人听到。」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