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刘墉是因为看了《世说心语》,比较奇怪,他是我第一个主动去回溯作家作品的写作者。他写的书不错,语言也很生动,是一种睿智,也是一种历练的展现。听闻《我不是教你诈》是一套好书,同学也多次推荐了,最近也终于买到了,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星期才把书看完。

我一看就知道为什么这本书会成为畅销书,原因很简单,这是一本工具书。它教读者如何去待人接物,如何去做人处世,如何去取得融洽的人际关系。它迎合了现代人的需要,现代人最缺的是交际,因而也最需要交际。但是我却认为将交际换同为一种需要工具书的技术,这本身就是对人类行为的一种亵渎,是人类对人类自身的不自信。正如同我十分抗拒看所谓“成功学”的书一样,教人如何成功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成功”的定义是多元化的,如何取得成功也是一件充满无限可能的事,这是可以上升的价值观层面的一件宏观的事件,如无正确的认识观点与价值判断,没有一个价值层面的大无畏,就无法达到自我所定义的成功。

我一直紧记父亲对我的教导,要想交到真心的朋友就要吃得起亏,这是影响我一辈子的教导,它深深陷入了我的骨髓,换句话说它影响到了我的价值观。我打心底认为,交朋友是靠一枚赤诚的心,而非所谓的“技术”,交朋友是一件价值观碰撞的事,而非只是肤浅到只用“工具”来解决的简单问题。我坚信,交朋友是一件神圣的事,朋友无分贵贱,只讲赤诚相待:朋友没有利用,只讲肝胆相照。送礼的技巧高明,的确能维持一种良好的关系;言谈的伎俩高超,的确能藏住内心的城府,但如果一个人的所有人际交往都只能靠“技术上的维系”,那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生而为人的悲哀。

人,既然是一种群性动物,那么人类就定不能离群索居。人需要朋友,更需要可以坦诚的朋友,这些精神资料的获得断不是只靠物欲或奉承的实现的,它必然需要更高的精神层次的相互满足。归根到底一句话:朋友,得用心。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