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与被动的选择——对《秋之回忆2》希望篇的思考

作者:巫妖——寒霜之泪

前言:

选择,或许是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事。决定,就意味着承担起一边可能的恶果,并且放弃另一边的机会。当选择的代价过于沉重时,我们往往悔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而在目标不明确时,这样的苦痛尤为强烈。选择,本应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可我们却常常杯未知的恐惧吓倒,不敢直面而希望他人替自己做出选择。为了减少未来可能的自责,却失去了自己对命运的掌控……

我们的男主角健正是这样一个迷失目标的少年。曾经带给他希望与动力的理想,随着足球比赛的失败而幻灭,为他的头脑与心灵带来了大片空白。叔本华说过:“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而健“幸运”地二者兼得。无聊源于没有目标,健因为找不到新的前进方向,只有无所事事地混日子;然而,曾经的目标并非圆满实现,而是变得遥不可及,令他的心灵无论在现在还是在未来都没有寄托。健并非毫不懂事,他也深知,这样下去不行,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能带来无尽的痛苦。

是的,健不是一无所有,有萤在他身边,但这并不是完全的好事,甚至根本不是好事。萤的心理年龄与她顺利的人生,注定了她无法理解健的苦闷。萤的成功与健的失败,只能使他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另一场危机,也已经在健的生活中若隐若现。

值得欣慰的是,萤丝毫没有嫌弃健的想法,相反,她在设法维系着这段渐渐紧张的感情。正因为萤爱得太深,太痴情,才使其没有快速瓦解。但对于健,如天机前辈所说过的,萤已变成遥不可及的女神,她的努力在健看来仿佛是一种恩赐。一方面,健无法承受如此重的恩赐,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萤的行动依然流于表面,没有化解健心中的阴霾。健变得更加迷茫。

解决这场危机,有两个最直接的办法:纯感性与纯理性的。感性的办法是同萤逃到一个没有钢琴,没有足球,没有一切困扰他们幸福的爱情的地方,如果健向萤提出,想必萤不会拒绝,但是,这种情节只可能在脱离现实的小说中出现,健,虽不成熟,但起码也知道这点:如果这样未来会怎样?另一种理性的办法是立刻彻底斩断与萤的关系,这样倒是从长远看对他们两人都有好处,但这需要怎样的冷酷与决绝,何况健心中也对萤依依不舍。人性中交织着感性与理性,是不可能如此彻底的。

甚至,无论向哪边倾向一点都可能引起轩然大波。如果健把空白的时间用来陪萤,那意味着减少萤练钢琴的时间;或许对于萤,健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健却无法如此自私;倘使萤在比赛中失败了,健将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萤,又如何面对静流等萤的亲友。如果健为此减少陪伴萤的时间,又担心影响了萤的心情进而同样影响比赛。两边都潜伏着巨大的危机,致使健无从是好,只有默默地等待,等待比赛结束的那天。

故事,便在平静的表面下开始了……

 

 

开端:

初次见到希(真相揭晓前姑且如此称呼之),是在8月2日的晚上。登场时,她便以一个华丽的碰撞赢得了膝盖的痛楚。柔弱与准妹属性,使得希的样子更能惹人怜爱。健对希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一个可爱的后辈。身为学长,态度自然多了一份关切,自然会对她独自走夜路表示担心,自然在她工作遇到困难时积极伸出援手。于是希(当然也有望)也自然对健产生了好印象。

随着工作中渐渐熟悉,希的不同寻常之处也会给健带来一些小小的惊讶,比如8月8日,就表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一个关键的选项就此出现,如果健并没有在意希,对此也不会感到意外,毋庸置疑,希的出局是必然的。但如果健稍稍留意希的举动,疑惑便随之产生。出于好奇,他对这样的性格产生了兴趣,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希开始真正进入健的生活。

澄空学园的一幕,又一次加深了健的印象。柔弱的外表加上不稳定的性格,让健的关心中多了些许同情,希望能多多关照她,在10日留下来等她也就不在意料之外了。

此时的健与希,仅仅是普通的朋友,况且他们都有自己的恋人(即使望,对健也没有过多的表示,个人以为此时也不过是单纯的好感)。这段友情本可能顺利发展,有望使健百无聊赖的生活变得充实,但是……

 

 

发展:

随后的几日,对健来说,平淡而快乐。去海边玩球,在公园聊天,琐碎的小事却能带给健久违的愉悦。“伴着夏日的蝉鸣,她的话令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她的话,从心底里升出一股喜悦的感觉。我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微笑。我就这样傻乎乎但却很兴奋的向家里走去。”尽管健还没有意识到,但这两节的篇末暗示,希能使健的心情开朗起来。

与此同时,萤在全力以赴地准备比赛。健由于微妙的关系左右为难,只好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然而,人与人对于距离的概念是不同的,萤还是觉得与健疏远了。从他们聊天时她主动把话题转移到黑球事件可见,萤已经对这段爱情的前景有了不小的担忧,所以尝试讨论健感兴趣的话题。可是,感情的深厚并不是完全由行为见证的,况且这个话题又容易勾起健的旧痛。萤,如果不能抓住他的心,你的努力只能成为一种束缚,你的汗水最终换来的只有泪水。这场谈话,并没有给健带来同希聊天那样的明快感觉。

健却没有意识到微小的变化,以至于打工时还能快乐地和希吹捧各自的恋人,快乐地笑话孤独的信。他也不知道,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与希谈话更有趣的想法。总之,这一天,对于健只是平凡的一天,但是,对于萤,却意味着转折的开始。

“努力毫无效果,而且今天他因为工作走得很早,会不会是在那边有什么原因?”失意的萤的想法大抵如此。人在紧张时容易多疑,经常生出一些奇怪的念头,并将其暗暗地记录在脑海的深处。萤也没有意识到,强烈的爱与怀疑结合,便会生出莫名的怨念,扎根于潜意识中。

话说希作为女主角之一岂能有男朋友碍事,于是这位同学刚登场就背上了甩女友的黑锅,为健君扫清恋爱之路的障碍。可是健和萤还没有分手,怎么办?酝酿一场争吵。当然争吵不是说来就来的,为此,某人(或许是巴,仅仅是猜想,猜想……)奉编剧之命向萤报告健和希一起回家的事。一场冲突势在必行。

这次争吵直接导致了两人关系的紧张,起因仅仅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在特定环境下成了导火索。萤最担心的,莫过于健与其他女孩子关系密切,而答案恰恰印证了她的忧虑。最近没有见面,使得双方互不了解,更是扩大了误会。感性的萤,自然控制不住情绪去责问健,可激烈的态度和对健话语的误解只能使形势进一步恶化。

爱情,既有无私的一面,也有自私的一面。对于认定爱情高于一切的萤,表现得尤为明显。她可以为爱放弃理想,却也会为维护爱不择手段。健深知这一点,于是从开始就解释自己不可能喜欢希,但萤却认为健的解释正是有此想法,自以为听出了弦外之音,反而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想。健情急之下让萤不要胡思乱想,却被误解为讨厌萤。第一次的交锋不欢而散,得到的只有恼怒。

尽管事后健站在萤的角度考虑了原因,理解了她的心情,却不可能彻底消除抵触情绪。争吵可以平息,但留下的创伤却很难消失,而轻微的冲击就可以使伤口再次流血。于是由小问题产生的争吵越来越频繁,直到两颗心都伤痕累累。糟糕的是,这样的争吵除了发泄一时的愤怒没有任何好处,只能使潜意识中积怨更深。尽管他们没有厌烦对方,但这悄然的怨念已渐渐左右他们的行为,将每一点过失都最大化,并且无限的积压终有爆发的一天。

相反,健与希聊天时,不但从来没有如此不快的感觉,而且常常产生共鸣。相比女神般的萤,希显得更真实,更能得到健的同情。被触动的心灵,渐渐向希倾斜。健迷茫了,分辨不清他的感情,做出选择的时刻到了。

这一段剧情虽然很长,但都是在为健与希走到一起做铺垫。可以说,希篇中的健表现很优秀,始终努力协调着同萤的关系,在每次争吵后还能从萤的角度思考。可是,与萤在一起并不能找到归属感,这才使健的心一点一点转向希。而萤对这场悲剧负有主要的责任,如同巴篇中巴所说的萤吃醋是很厉害的,不能容忍健与其他女孩有一丝一缕的联系,也不相信健的每一句解释,特别是采用了吵闹这样雪上加霜的做法,对扩大裂痕产生了重要作用。萤始终没有明白,爱并不是以付出为由做出任性的要求。

或许有人会为萤辩解,以萤的个性,这样做是很正常的,那么请问,站在健的角度,他的做法又有什么不合适呢?可以代入萤的性格,为什么不能代入健的角色?想必答案无非是:“我正是代入了健的角色,如果我是健,我会……”首先,这并不是代入健的角色,而是把健代入自己。以敝人曾经犯的错误为例,在下曾对5代麻寻线BE中的春人大为不满,也觉得如果自己是他根本不会那样做。但是,春人是春人,不是其他任何人,他奔放与缺乏冷静的个性注定了他的选择,如果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身上,无异于为其增加了第二重人格,而不稳定的性格自然会导致BE。如果完全从主角的角度思考,必然能意识到剧情的合理性。其次,荧屏前的我们不可能像健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如果置身于现场,不反击的恐怕寥寥无几。当后来健用钢琴老师的事反诘时,萤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却不懂得设身处地,想想健因为她的吵闹有多委屈,她一再让健考虑自己的感受,却从未考虑过健的感受。不能相互体谅,又怎么可能解决争端?如果无法相互磨合,最后的分手早已成定局。所以,请不要怪罪无辜的健。

至于那位向萤打小报告的朋友,也不应该受到我们责难。作为朋友,自然希望萤能幸福,肯定会尽早将危险的因素报告给萤。只是她不知道这是特殊的时期,试想萤连健都不常见到,又怎么可能同她经常在一起呢?况且假设那位朋友是巴(根据其经常出入罗萨克),说话必然比较直接,不会有帮健解释的成分,就更不可能让萤谅解健了。

“萤因为钢琴的缘故……要去留学了,这也是我自己的决定。所以……是萤甩了阿健。因为我赢了咱们之间的这场赌博。是萤主动提出了要和阿健分手的……”狂派们大概会为这段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是,引用鹰乃篇中萤那句“我已经从阿健这里毕业了”反观健,他并没有从萤那里毕业,没有学会选择,没有学会坚强,没有得到承担可能带来伤害的勇气。短暂的恋情,没有让他得到任何启发。萤的本意是好的,不愿让健背负伤害的罪恶感,但只有经历痛苦才能成熟起来,这次她可以牺牲自己帮助健,可是以后呢?这次选择,健是被动的,虽然不会为结果而后悔,却把决定的命运机会拱手让出。

尽管健凭借萤最后的付出躲过了一次痛苦的选择,可是他不知道,一次更为艰难,更为残酷的选择在前方等待着他……

 

 

高潮:

健与萤分手后,能填补他心中的空白只有希了;而希在失恋之后,是温柔的健一次又一次地鼓励她,开导她,陪伴她,自然对健产生一种依赖感。两人走到一起本是顺理成章,但事实往往不如想象那样美好。

一次偶然,让健发现了望的存在,对本来就因分手而烦乱的健,无异于致命的一击。他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承受这么大的冲击,过去的记忆被颠覆,过去的事情要被重新理解,而感情也受到了怀疑。此时的健,只有一个词——混乱可以形容,他对真实失去了信念,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能将他从迷茫中拯救出来。

自然,得到解释要去找当事人。虽然他也知道这样会对她(们)造成同样的打击,但对信念的渴望最终占了上风,在又一次见到“希”时,尽管一再抑制,还是表达了疑惑。身体不好的望,当然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精神的崩溃导致身体随之崩溃,其后的紧张气氛使得健无法继续询问。不过,健至少知道了望与她的感情都是真实的,凌乱的思绪被疲惫取而代之,独自整理也非坏事。

一个无法确定对方的电话,让健的疑问又添一点,首通时的关键选项就此出现。或许编剧的目的是让玩家决定健的本能反应,但在下以为电车道旁的气氛还是与此处大相径庭的。(口胡一句,不如把关键选项放在健喊出谁的名字上,限时5秒钟,时间到进入希望结局……)

解救烦恼中的三人,只有真实,健在劝勉她们的同时,也坦诚说出“我不知道在希和望之间,自已更喜欢哪一个。但是,至少当我同你见面的时候,感觉非常的愉快。而且现在看着眼前的你,我依然这么认为。”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对于过去,健还没有完全理顺思路,而知道她们是两个人的时间又太短,自然无法分离那个整体的印象,更多的相处才可能有准确的评价与选择。然而这依然只是权宜之计,健,是否有足够的勇气,面对那个终将到来的选择呢?

希与望的相互沟通、谅解,照亮了健前方的道路。最后那句“阿健……他,最后一定能够在我们之间做出他自己的选择的。”仿佛预示了光明的未来,是啊,再给健一些时间,他一定会成长起来,做出无悔的选择的。

可惜,生活是残酷的。选择的时刻来得太快,太突然了。

车道上,步步接近的希和望,还有电车,一切是那样令人拒绝相信,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健疯狂了,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却必须做出永远无法悔改的选择。在千钧一发的瞬间,他喊出了……

 

 

结局:

希篇&望篇

到现在为止我所得到的所有东西,真的是必要的吗?

到现在为止我所失去的东西,真的都是不必要的吗?

在想要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就一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来吗?

另外,我真的能够拥有这种选择的机会吗?

……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喊出了她的名字。

我做出了选择。

选择了一个少女。

这样,当我将得到东西的重要性和失去东西的重要性进行比较时,自己感到非常的恐惧。

现在的我无法知道那个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只有等到将来,当自己回首往事的时候,才能够得到答案。

只是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

**************************************

最发人深省的一段话。尽管是那样突然,健还是主动做出了选择;尽管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他还是勇敢地接受了这一切;尽管这样的结局并不完美,我们还是欣慰地看到,健成熟了。

开头的两句,在下冒昧进行评论,自以为不如改为“到现在为止我所选择的所有东西,真的是必要的吗?到现在为止我所放弃的东西,真的都是不必要的吗?”更为贴切。有时,违背自己意愿得到的东西并不必要,迫不得已失去的东西也可能是必要的。只有那些选择与放弃的东西,才可能引起我们对选择的怀疑。无论如何,健明白了得到就某种东西总是会失去一些东西的,但是,正因为这些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才使得到的远比失去的珍贵得多。不可否认,健还没有勇气比较得失的重要性,但他已经能够把握选择的机会,当他变得更成熟时,回首往事,他一定不会为那天的选择后悔的。

**************************************

已经失去的东西。

仍然剩下的东西。

当我想起希(望)的事情时,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无论怎样后悔,都无法减轻自己内心的悲痛。

但是,对于她的事情光去后悔没有任何意义。

不能够总沉浸在过去的痛苦当中,还要看到未来的光明。

已经失去的少女、活下来的少女。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一定会这样说的。

『请你一定要去救救望(希)……』

首先,我应该先管住自己。

然后,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救望(希)。

**************************************

健变得坚强了,他敢于承认这残忍的现实,并且有气力安慰他选择的少女,而受伤心灵的贴近,可以相互治愈对方的伤口。所以健会想:“去安慰她的同时,我也受到了安慰。”珍惜剩下的东西,是对失去的东西最好的纪念,这样才不至于白白放弃。在疼痛中,健依然勇敢地前进。

**************************************

但是……现在真的就是幸福吗?(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失去的东西真的都是不必要的吗?

面对只能够被动的去接受的现实,我只不过是得到了一点点的幸福罢了?

【望(希)】

「……阿健?你怎么了?」

现在我无法知道答案。

到了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当我再回首往事的时候,是不是最终能够找到答案啊!

到那时才能够真正理解,此时躺在我身边的人给我带来的幸福(此时从背上所感受到的幸福的真

正含义。)。

【健】

「没什么……望(希)。」

我温柔的向她回答道,同时想道。

现在,最好不要告诉她,我此时所露出的微笑中的……

全部含义。

**************************************

尽管健还在怀疑自己的选择,但时间会向他解释一切;尽管现实是被动接受的,但选择是他主动做出的。或许另一种选择会得到更多的幸福,但也可能承受更多的痛苦,至少眼前的幸福是真实的,是自己选择的。健能微笑着面对选择的后果,是这段爱情中最大的收获。

无论是等待“我彻底的原谅自已的时候”,还是听到“我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渐渐的开始喜欢起自己来了”,都意味着,前方充满着希望与光明。仿佛狂风暴雨之后,虽然一些被摧残的东西再也无法回来,但温柔的阳光让我们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希望篇

这可能是MO2中最为可怕的一个结局,虽然不像燕篇BE那样具体的悲惨,但潜藏的巨大危机,同样可能引发恐怖的后果。

**************************************

到现在为止我所得到的所有东西,真的是必要的吗?

到现在为止我所失去的东西,真的都是不必要的吗?

在想要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就一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来吗?

另外,我真的能够拥有这种选择的机会吗?

不……在那个时候,那个地点,我喊出了她的名字。

其中一位少女的名字。

一位少女……?

不是2个人?

我已经做出了选择吗?在这两个人当中。

是不是必需要做出选择啊,不管是哪一个。

真的是那样的吗?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的我并不清楚。

但是,我想要去救她。

一心想要去救她。

那个答案,一定是在那些光的后面。

我这样想道。

于是,我。

所以,我。

再一次,叫起了她的名字。

【健】

「—————————————!!!」

在光茫里面的『她』…………正露出优雅的微笑。

我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仍在继续拼命的奔跑着。

这一定是在做梦……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这样想着,但是却无法制止自己的意志。

虽然只有短短的距离,自己的双足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行动起来。

能够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空气所阻碍着似的。

警报器的声音还是那样刺耳。

在停止的时间当中,我仍在拼命的奔跑着。

于是我呼唤出了那个名字。

【健】

「……!!」

我的声音被报警器和电车的声音所掩盖了,仿佛全都被吸入到虚空当中似的。

【健】

「…………!!!」

声音仿佛变成了有形的东西被打碎了一样,散落在道口的边上。

碎片?

碎片?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碎片啊?

意识非常奇妙的在一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

电车那巨大的车体,在我的眼前通过。

风和空气,被电车所割裂,一瞬间周围的景物为之一变剩下的只有那轰鸣的声音。

……

当那声音停止了之后,将我的喊音吸走的虚空,又逐渐侵到我那空白的意识当中。

然后,我闭上了眼睛。

如同落日一样的,鲜红的影像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脑海深处,显得如此的鲜明。

在道口的对面和这面,有两张相同的面孔在互相注视着。

有微笑,有悲伤。

有愤怒,有爱怜。

——虚幻的情景融入黑暗当中。

不知道在何时,我坐了下去。

我无法睁开眼睛。

喉咙变得非常干渴。

耳朵剧痛……

**************************************

这是一段亦真亦幻的描写,健仿佛在真实与梦幻中游弋。信念渐渐模糊,他已经分辨不清究竟应该相信什么。只有去救“她”的愿望控制着他的意志,但她是谁?健不清楚他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那是选择的机会,混乱的头脑与对现实的恐惧,最终将他带入虚幻的世界。

**************************************

过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胆颤心惊的扭过头去,看着钢铁怪兽通过后的现场。

就在道口的这一侧,我失去了意识。

——好容易『时间』才恢复了正常的流动——

那时我到底喊出了谁的名字啊?

不,是要去呼喊谁的名字啊?

我不知道。

但是,我确实是唤喊出了自己最关心的女孩的名字。

『这是真的吗?』

另一个自己在残酷的问着自己。

『选择了吗?』

「选择了!」

『那么是哪一个?』

「我已经选择了……」

『那么,到底是哪一个啊?』

「不知道……」

『应该还没有做出选择吧?』

「已经不想再第二次……欺骗自己了……」

『那么就承认吧』

「……什么啊?」

『承认自己是个软弱的家伙』

我从那个地方拼命的逃开了,四周变得非常昏暗。

但是,同刚才的那个场所相比,感觉要舒服许多。

而现实也在逐渐的靠近自己。

当自我的意识逐渐的苏醒之后,头脑终于变得能够思考

问题了。

我似乎是一直紧闭着双眼。

到底经过了多长的时间啊?

能够感觉到自己嘴唇在微微的颤动着。

就像是在说梦话一样,在不停嘟囔着什么。

不知道是在讲话,还是仅仅在颤抖。

意识又逐渐的融入黑暗之中……

我。

我………

**************************************

他又一次放弃了选择,把决定权交给了电车;残存的清醒的意识告诉他,不能软弱地逃避选择,他无法否定这个声音,只有拼命否定现实,封闭理智,陷入完全疯狂的状态。

精神的巨大冲击和对自己的欺骗必然导致记忆的混乱,从而忘记最近发生的事情。于是,健只能在希望的讲述中“回忆”过去的一切。

**************************************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海中被唤醒。

一段看上去是出了错的记忆正在逐渐的展开。

每天都在进行的辛苦的工作。

对于自身未来的道路而产生的不安和焦燥。

同萤的分手。

同她的初次见面……

真实总是显得如此的残酷。

『所以去相信全部的现实吧!』

「知道了……全部。」

一边是露出邪恶的微笑的自己,一边是濒临绝望的自己。

那只是一个无奈的自嘲。

对自己生出的嘲笑和藐视,而想要得到救赎的愿望。

努力迈动着颤抖双足,我无言的向着与医院相反的方向走去。

心里非常想要逃避开身后因为担心而跟随过来的希望。

**************************************

否定了对真实的信念,还可以相信什么?没有信念,必然会感到无尽的空虚与痛苦。健觉得这样的讲述似乎有错,却无力在怀疑了,只有相信希望讲述的全部。可是清醒的意识还会偶尔刺痛他,使他无法得到救赎的感觉,他能做的,只有逃避一切……

【健】

「——我想起来了!」

【希望】

「什么?」

【健】

「我想起来了……关于你的事情。」

【希望】

「——!」

【健】

「你。」

【希望】

「……」

我紧紧的注视着她的双眸,在心中犹豫着自己是否还有资格说出下面的话。

但是,那只是非常短暂的一瞬间。

我看到她那满含着期待的目光,一下子都明白了。

对于过去曾经背叛了自己的人的回忆……

在我想要忘记的那些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看她的眼睛就都能够明白一切』

我再一次深深的注视着希望的眼睛。

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的向她说道。

【健】

「你是我的希望。」

是的,是我的希望。

我一把将她的身体给拉过来。

然后,紧紧的、紧紧的抱住了她。

似笑、似悲、似怒、似怜的面容……

现在,眼中所看到只有希望的面庞。

**************************************

 

 

故事以一段不明朗的对话结束,找不到希篇与望篇那样温暖的感觉。健并没有确定自己的信念,使得我们也无法了解究竟什么才是真实,自然对这个晦暗不明的结局产生不同的理解。

如果希和望是两个人,那么回忆时感觉记忆的错误就是受了希望故事的影响,而当他说想起希望的事情时,希望自然会感到惊恐,但是健不敢接受现实,也担心希望听后再次受到冲击,只好相信她所说的一切。

假如健始终坚信希望是一个人,也可能幸福地度过一生。但是这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能完全替代他过去对真实的认知。倘使他仅仅暂时压抑了清醒的意识,只是强迫自己相信希望的话,那么他的怀疑不会消失,对于真相的渴求必将使他的信念发生动摇,而没有明确的信念,等待他的只有人格分裂。

而且,这种情况只有在希和望中有一个人死去才可能发生,如果按照心恋前辈的剧本,希和望只是在帮助健延缓选择的时间,那么健在整个故事中并没有学到什么,他还需要对选择有一个深刻的了解,也还需要最终面对现实,这些只有交给时间。而即使是只有一个人活下来也不能解决问题,不错,健是又躲过了一次痛苦的选择,但是,在他未来的人生中不可能总是被动地接受生活的安排,不管他的信念是什么,他都必须学会做决定;而且,希望也仅仅是在健面前努力安慰他,独自面对残酷的现实能否坚守住精神的堡垒。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健也可以相信真实,但要向希篇和望篇那样,先勇敢地面对现实,不能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当然,这要比希篇和望篇更加艰难,因为这不是他主动做出的选择,他无法比较得与失的重要性。然后再去鼓励希望,此外,他不能总是后悔放弃那次选择的机会,否则会对希望造成莫大的伤害。就像MO1中唯笑路线中,本来智也和唯笑开始交往就可以作为GE结束,但因为智也心中放不下彩花,才使得剧情又一次峰回路转,AR中智也的PT也是同样的道理。因此如果不能从过去完全走出,健与希望的关系依然是不稳定的。

如果按官方解释,希望是一个人,也许可以理解为健始终没有接受希望的双重人格才将其设想为两个人,那这个结局相对要好一些,健从过去的幻想中走了出来。但是,在健没有确定信念时,初愈的精神病极有可能复发,未来同样不得而知。Append Story就为我们设想了两种可能,如果他不能接受希望的全部,只会再一次走向精神分裂;而当他完全接受真实时,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总之,希望篇没有明确告诉我们未来会怎样,但我们还是希望自己扮演的角色能在今后的人生中顺利前进。前景不一定是美好的,但至少有可能是。只要没有绝望,无论现实多么黑暗,都可以被希望的光芒照亮,愿我们的健能在这光芒的照耀下走向幸福。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292869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5e4773fcc1e41fd0d741ee62b5868a79cd8ce610.jpg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