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与整个世界为敌,也一定要拯救你——《Steins;Gate》通关感言(3)

(接上文)

6. 形而上的坏死——轮回与因果

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阵痛以后,凶真再一次恢复了意识。在恢复意识以后,凶真想起了几小时后真由理被杀的画面。这一次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在最快时间内将真由理带走,离开秋叶原。他立刻打电话给了真由理,然而真由理却迟迟不接电话,没办法,只能亲自跑去柳林神社寻找真由理了。可是当他到达了柳林神社,琉华子却回答她已经离开了。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真由理获救的可能性在逐渐减小。等到凶真再次赶回lab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了。这时他才看到真由理慢慢地从远处走了过来,然后凶真便立刻冲上去,拉起真由理的手开始跑了起来。真由理诧异地问凶真“怎么了吗?”但是凶真没有回答,只是拉着真由理一个劲跑,目的当然就是秋叶原电车站,要在恐怖分子爆破之前把真由理送上电车。

凶真和真由理不知道跑了多久,等到快到达秋叶原车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车站周围聚集了很多人。演唱会吗?正当凶真还这么疑惑的时候,有人使用广播告诉了人们,现在所有经过秋叶原车站的电车全部停运。果然,最终还是没有赶上。与此同时,突然一个陌生男人问凶真是不是冈部伦太郎,凶真一看,那是SERN的人,便二话不说立刻拉起真由理继续跑,尽管不知道要往哪里跑,凶真只知道,绝对不能被他们追上。

凶真其实知道,他们四处都是SERN的人,两个人一起行动的话是绝对逃不掉的,所以他本想开口告诉真由理让她一个人先跑,然而就在这时,一辆黑色汽车笔直朝着凶真和真由理开了过来,正在奔跑中的真由理和凶真完全无法躲闪。随后,凶真感觉身体被撞上了天,手中握住的真由理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不见了。忍受着剧痛,凶真睁开了眼,在他眼前的,是已经没有了呼吸的,椎名真由理的尸体——真由理被车撞死了。

眼看着真由理的尸体,凶真感到了深深的悔恨。但是凶真毫无放弃的意思,他含着泪拖着受伤的身体甩开了那些SERN的人,飞快地奔回了lab,决定进行再一次的时空跳跃。这一次凶真决定把时间设置的更早一些,这样真由理或许还有获救的可能性,只有一点时间是无法拯救真由理的。尽管这样做风险实在是很大,或许凶真就会就此失去记忆,或许凶真就不再会是凶真了,凶真不可能不害怕——可是,真由理已经死了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真由理已经死了,如今还害怕什么呢?这样想着,凶真输入了“4#”,随后按下了手机的按钮。

凶真第二次回到了过去,这一次比前两次提前了1个小时,非常幸运的凶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凶真在上一次穿越时已经知道了真由理回来的大致时间,便早早地在门口等候。果然显像管店和前两次一样提早关门,就在这时真由理回来了,凶真便立刻带着真由理前往车站。这一次凶真决定从小路向御茶水车站前进,必须要赶在爆破之前让真由理坐上电车,所以不论SERN的人是不是在那里都必须过去,然而当他们抵达了车站后凶真发现了SERN的人,便立刻掉头前往地铁千代田线的御茶水车站乘坐电车。由于路上迷路耽搁了一些时间,凶真和真由理抵达车站时,除了千代田线其它经过秋叶原的线路都已经停运了,不过好在还剩下这么一条线。过了一会,电车终于伴随着轰鸣声开来了,我本以为这一次终于可以成功了,还稍微松了一口气,然而...

“真由理姐姐——!”

突然,一个熟悉的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与此同时,真由理的身影也从凶真的视野里消失了。凶真仔细一看,发现真由理正以被撞飞的姿势朝铁路飞去,与此同时,电车正以飞快的姿势朝前驶来。

随后,凶真就听到了一种能够让人产生生理上的不适的,令人恶心的声音。

回头一看,一开始叫住真由理的那个女孩子凶真并不陌生,就是楼下显像管店长的女儿天王寺綯。綯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和坏掉了的人偶一般一动不动,嘴里嘀咕着“我只是……想吓唬一下真由理姐姐而已……我不是故意的……”然后就一下子跑开了。

伴随着真由理的再一次死亡,地铁站里沸腾了,凶真静静地低头一看,轨道里一片鲜红。

总而言之,真由理就因为这么荒谬的理由再一次死了,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居然就这么死了!这已经是凶真第三次失败了!!凶真浑浑噩噩地回到了lab,继续进行时间跳跃,不论是轮回多少次,都一定要拯救真由理。

凶真第三次回到了过去,他仔细回想起上一次轮回的经历,綯的确是有看到人就扑上去的习惯,可是在那个场合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应该不是綯的恶意。结合前几次真由理的各种不同的死法,凶真隐隐约约感受到,这是世界的恶意啊。

总之,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别考虑这么多,赶紧继续行动。既然不能坐电车,凶真就决定多出点钱,带着真由理坐上了前往品川的出租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非常顺畅的道路到了下午变得非常堵,司机表示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出租车就这么被困在了路中央。结果就这样过了3小时,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凶真再也等不及了,当他正打算付钱带着真由理下车时,有一个人影在外面敲了敲窗,随后便打开了车门闯了进来。男人手里拿着的,是匕首,他也是杀手。

正当凶真刚发现这一点,门外的男人就已经闯了进来,随后在身旁的真由理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身体也随之一震,凶真将视线往下移,发现真由理的胸口已经被刺入了匕首。凶真再一次的,没能保护住真由理。真由理的身体渐渐瘫软了下来,眼角落下了一滴眼泪。

无论是如果努力都无法改变真由理死了这一事实,这是世界的玩笑吗?为什么,为什么非是真由理死不可!到底是谁要置她于死地,SERN吗?还是说是整个世界,都在期待着真由理的死呢。凶真认为这一定是世界的恶意,但是他绝对不会就此放弃,他立刻打开车门逃回了lab,进行第四次轮回。然而第四回的结果也是以真由理被警察杀死为结尾,这下凶真已经确定了,这是整个世界在不断地置真由理于死地。经过了这么多次的轮回,不论凶真怎样努力,真由理还是会因为各种离奇的原因死去,配合着凶真CV撕心裂肺的吼叫还有煽情的BGM,当时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明明付出了努力但是仍旧得不到回报这种事情,每次都以为这次或许可以成功了,结果最后还是失败,我如果是凶真恐怕绝对会放弃吧。然而凶真却一直都没有放弃,在那之后也在不停地轮回,直到游戏结束终于成功拯救了助手和真由理两个人,当时我看到这样的结局真是感动到了极点。

凶真再一次使用了时间机器,这次他没有先行动,而是开始考虑真由理会死亡的原因。是因为萌郁杀了她吗?不,这样的话像之前那些被推进轨道的死法就不会有了。凶真还是想不通其中的理由,这一次他决定换一个方式,直接约上萌郁出来和她谈话,可以的话最好阻止她的行动。萌郁来到了广播会馆上,随后凶真用假的手枪抵住了萌郁的脑门,告诉她自己是从未来来的人,已经轮回了四五次,她不久以后要袭击lab杀死真由理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要求萌郁告诉他她的身份。萌郁为了保命,就告诉凶真她是隶属于“Rounder”组织的一名杀手,是SERN的人。接近凶真的目的是为了回收IBN5100,而之所以要抓走labman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一切,以及SERN需要他们帮助做研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凶真打算将它公诸于世。至于真由理,由于她并没有参与时间机器的制作,所以是不需要的,杀了也不要紧。知道了情报的凶真万万没想到,他的背后已经聚集了SERN的人,于是SERN就这么把凶真抓走了,但是凶真却死里逃生地回到了lab,真由理正在lab等着凶真回来,而她和之前一样又被SERN的人给杀死了,凶真忍着悲伤再一次使用了时间机器。

第六次轮回的凶真知道凭自己一个人是行不通的,决定借助助手的力量了。他把自己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助手,真由理的死、无数次的轮回,凶真已经不想再经历了。助手进过分析,认为真由理会死这件事情已经是必然的因果,如果说真由理的死是“果”,那么必须要解决掉因才能拯救真由理。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助手让凶真再次使用时间机器回到5小时前,不让时间跳跃机被公开,然后找助手商谈之后的事情,随后凶真便再次回到了过去,接下来助手的戏份终于开始变多了起来,我也是在这时候开始渐渐对助手这个人物产生好感的。

回到过去的凶真立刻宣布停止时间跳跃机的实验,坚决不向外公开,随后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再次复述给了当时的助手,助手听了以后考虑了一会,告诉凶真,时间跳跃机是在2010年8月13日的下午2点完成的,所以最多只能跳跃到8月13日的前48个小时,也就是说顶多只能跳到8月11日,在那之前是无法跳跃过去的。而真由理的死一定不仅是因为萌郁向她射击,而是制作了时间机器或者对SERN进行入侵被暴露等更深远的原因,如果有时间机器存在的话,可以跳跃到那个时候去改变这些事实——但是这是在时间机器存在的情况下,因为它是13日下午两点刚制作出来的,所以再往前就行不通了。

也就是说,用时间跳跃机是无法拯救真由理的。难道真由理就没法得救了吗?就必须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真由理死去吗?

正当这时,凶真听到了外面似乎有人在偷听,仔细一看是铃羽。铃羽看到凶真发现了她,立刻骑着自行车逃走了。于是凶真便打电话给铃羽,铃羽接了电话以后,只说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天真了。所以就交给我吧”便挂了电话。凶真不能理解她的意思,便继续四处寻找铃羽,突然他发现广播会馆上的那个不明物体突然开始闪光了——原来如此,它的主人就是铃羽吗!凶真立刻跑上了广播会馆的楼顶,看到铃羽正将身子探进机器中摸索着什么,凶真发现机器中有一个黑箱子,正当铃羽用手去触摸这个箱子时,突然一下子迸发出了火花,铃羽立刻将手缩了回来,可是还是被烫伤了,看样子,这个机器是坏掉了。

“这个就是,时间机器吗?你,是时空穿越者吗?”

“是的,我就是——约翰•提托。”

随后,铃羽告诉了凶真,她是从2036年乘坐者时间机器回到现在的,在@ch上发帖的就是她本人。本来她并不打算告诉凶真这些事情,但是非常意外她的机器似乎因为下雨的缘故出了故障。凶真要求铃羽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labman们,铃羽同意了。

铃羽告诉大家,她是在2017年出生的。在未来的2036年,世界将被SERN统治,成为一个没有自由的绝望乡,而她就是一个反抗SERN的组织的抵抗运动者,乘坐时间机器回到现在是为了改变2036年的未来。铃羽还说,在那个年代,SERN成功开发出了时间机器,而那个发明者就是助手。不知道为什么,助手在那时是隶属于SERN的科学家,是为SERN工作的人,而凶真那时是反抗分子的带头人,桶子则是继续作为一名有名的黑客生活着,很可惜的是,凶真和助手都在那时英年早逝了。原来助手在那时已经成为了SERN的走狗,所以铃羽一开始才会对她抱有敌意啊。现在的助手听到未来的自己居然成为了SERN手下的科学家,实在是难以置信,明明自己是最讨厌SERN的,不可能会屈服于它。不过,凶真推测,或许是因为SERN绑架了她的父母等她才不得不为之工作的吧,因为他也相信助手绝对不会为了利益而去投靠自己痛恨的SERN。

除此之外,铃羽还告诉凶真,世界,是由世界线以及世界线收束范围组成的。铃羽拿起真由理做衣服的毛线,告诉凶真,世界的构造就如同“线束”一样。虽然从宏观上来看是一根线,但是其实是有许许多多根细线组成的。最终这些细线都会向一条线收束。这些世界线收束成的线束,人们称之为收束范围。然而收束范围也有很多,铃羽继续拿了几根别的颜色的线,然后将它们揉在一起。不同颜色的线就是不同的收束范围,比如,青色的叫收束范围α,黄色的是β,白色的是γ,世界线变动率超过1%时就会抵达不同的收束范围,而众多的收束范围就形成了一个世界。现在的凶真等人所处的是α线,而只要使世界线变动率超过1%到达β线,真由理或许就有可能得救。

接下来就是关键部分了,那就是真由理的死因。铃羽说,SERN之所以会盯上lab,是因为凶真最初发的那条“牧濑红莉栖死了”的短信。 SERN在全宇宙范围内使用了一种叫Echelon的网络,对除自己以外的时空旅行者进行全天性的监视,而就是因为凶真最初那条穿越了时空的短信引起了SERN对lab的注意,从而引发了最终真由理的死。

简单来说,要拯救真由理,就要将最初那条短信从SERN的数据库删除掉。

要入侵SERN的数据库,说到底还是需要IBN5100,然而IBN5100在这条线中并不属于凶真,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获得IBN5100。唯一的方法就是铃羽使用时间机器回到1975年买到最新发售的IBN5100然后带回来,可是铃羽的机器现在坏了,要修好的话也没有时间了——于是,凶真经过和铃羽等人的商量,决定再一次进行时间跳跃到2天前,尝试让桶子在两天内修好时间机器,然后将铃羽送回1975年拿回IBN5100。

回到了两天前以后,凶真把事情原委和助手铃羽复述了一遍,随后立刻命令桶子在两天内维修好时间机器。而此时的真由理却提出,明明铃羽正在寻找她的父亲,labman应该帮助她一起找,尽管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情太奇怪了,但是凶真还是答应了,决定这几天帮助铃羽寻找父亲的下落。铃羽把父亲的遗物给了凶真,是一个刻着“OSHM***A7010”的她时常把玩的吊坠,上面的字的意义,凶真并不能理解。于是凶真便拿着吊坠在这个城市里四处寻找相同的型号了,可是几乎没有一丝线索。

在最后期限的前一天傍晚,铃羽在广播会馆和凶真讨论时间机器时,突然露出了异常悲伤的表情,说了这样一些话:

“能够来到这个时代,与你们共享这段时间,我真的十分开心。”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能够成为labman……真是太好了。”

铃羽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就仿佛要哭出来一样,凄凉地笑着。铃羽会突然变得这么伤感,应该就是因为她回到了1975年拿到IBN5100改变了未来以后,她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也将不复存在。不论是多黑暗的年代,那毕竟是铃羽出生的年代,那里有她的朋友还有她的父亲的回忆,只要改变了未来,包括她本人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这的确是令人悲伤的事情。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铃羽,看到这里还是感到心里很难受,其实这个游戏里面每一个人物的经历都令人心痛,每一个人物通关后我都相当喜欢。

过了一天,桶子告诉凶真,铃羽的这台机器,是只能跳回过去,不能返回未来的——也就是说,铃羽一旦前往了1975年,就再也回不来了。之前的凶真还以为她是因为无法回到2036年而悲伤,实际上是因为无法回到2010年而悲伤啊。只要铃羽无法活到54岁,就无法再和凶真等人产生任何交集。然而,不论是现在与labman的回忆,还是2036年与父亲的回忆,铃羽都选择了放弃,因为她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明明只是一个少女,却必须为了任务而舍弃自己与伙伴们的回忆,看到这里,我实在是为铃羽感到痛心。

终于到了铃羽启程的时间了,lab的各位都围在时间机器周围为她送行。这时,真由理突然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桶子就是铃羽的父亲。这是啥?冷笑话?看到这个消息的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真由理在开玩笑,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吧喂!神展开已经够多了吧!然而,真由理却直接拿出了铃羽父亲的遗物,开始对上面刻着的“OSHM**A7010”进行解说:OSHMA就是冈部(Okabe)、椎名(Shiina)、桥田(Hashida)、牧濑(Makise)和阿万音(Amane)的缩写,7010就是2010,而巴莱尔的英文就是桶的意思,而只要不停地说“桥田至(はしだいたる)”,就能听到“taitaru(だいたる)”也就是提托,经过真由理一分析,感觉什么都联系起来了。虽然感觉这个理由很像冷笑话,但是这绝不仅仅是偶然。再仔细想想,当初桶子说要参加一个线下聚会但是被拉去参加了派对,因此铃羽才没有找到她的父亲,这样一来就更加说得通了。所以,看来桶子的确是铃羽的父亲没错了。

结果,铃羽终于在临走前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是一直都在身边的桶子。父女俩相认了,虽然感觉非常喜感,但是我也着实为铃羽而感到高兴,真是太好了呢。铃羽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可以安心乘坐时间机器离开了。她和labman们道了别,便走进了舱内,时间机器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这时,凶真收到了约翰•提托发来的短信,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再见了。和上次的不一样,这一次,是真的再见了呢,铃羽。

凶真等人一起回到了lab。如果铃羽成功回到了过去,那么现在的铃羽应该已经拿到了IBN5100,然后抱着它来到lab,labman们都期待着铃羽的到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进了lab,大家本以为是铃羽,想不到是店长。店长告诉凶真,有一个叫桥田铃的人托他带给他们一封信。桥田铃,应该就是铃羽了。凶真立刻拆开来看,随后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铃羽用颤抖的字,在信纸上不断地写了“失败了”“对不起”,以及“这样的人生没有意义”等字眼。铃羽在信中写到,父亲改造的时间机器似乎出了故障,在回到了过去以后,铃羽失去了穿越之前的记忆,直到去年才刚刚想起来,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铃羽思考了整整一年,终于得知了问题出在哪里。在举行时间机器的派对的晚上,铃羽因为没有见到父亲而打算离开,可是凶真通过发送D-MAIL改变世界线将她挽留下来了,可是在那天晚上下了大雨机器坏掉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铃羽希望凶真那一天千万不要挽留她,那样的话,铃羽就可以顺利回到过去,给他们带来IBN5100了。凶真下楼去问店长关于这个女性的消息,店长告诉凶真,她已经上吊自杀了。凶真陷入了绝望。

铃羽被挽留的那天是四天前,在这四天内,铃羽和labman们拥有了非常幸福的回忆。铃羽和大家一起寻找父亲,对凶真说能成为labman太好了,还有最后和桶子相认的事情。一切的一切,如果那天晚上的凶真没有将铃羽挽留下来,都将化为乌有。然而必须要践踏铃羽的这些记忆,才能获得IBN5100,凶真陷入了矛盾之中。

时间不等人,电视再一次播报了恐怖分子袭击的消息,如果不抓紧使用时间机器,马上真由理就会再一次被杀死。已经没有考虑的时间了,凶真冲进了实验室,快速地用手机打下了“不要相信那条短信那是SERN的阴谋”,接下来就剩下发送了。

如果发送了,铃羽和大家的一切记忆都将化为乌有,真的要这样做吗?

凶真陷入了纠结之中。他的眼前浮现了那天下午说着“能成为labman真是太好了”微笑着的铃羽,久久无法按下发送键。然而,只有践踏了铃羽的回忆,才能拯救真由理——于是,凶真最终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7. 虚像歪曲的情节——被践踏的回忆

现在是8月13日,已经过了七点,真由理还没有被杀,看来因为世界线跳跃的关系真由理死亡的时间延后了。他走进实验室一看,发现还是没有IBN5100,非常疑惑,难道铃羽再次失败了?便立刻送真由理等人回家,然后准备下一步计划。

到了14日,凶真向显像管店长询问桥田铃的消息。店长告诉他,铃是他的友人,在十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到头来铃羽还是去世了啊喂!?但是不是因为自杀而是因病逝世,凶真感到安心了许多。店长带凶真来到了铃羽的家,在那里,放着铃羽的世界线变动率探测仪。上面的数字由0.3%变成了0.4%但是还是没有超过1%,说明世界线还没有到达β收束范围。店长说,铃羽在卧床不起的时候也一直都盯着这个探测仪,嘴里说着“这个数字是我改变前的还是改变后的呢?我到底有没有改变世界线呢?”每天都要重复说无数次。听到店长的话,凶真再一次对铃羽肃然起敬——这名在10年前去世,又在7年后出生的女性,成功的改变了世界线,你的意志,就由我来继承吧。凶真这样想着,流下了眼泪,随后回到了lab。

既然世界线没有超过1%,说明真由理还是会死的。不出凶真预料,到了晚上7点,萌郁带着杀手就闯进了lab,随后真由理再一次被杀死了。凶真立刻使用了时间机器,再次回到过去。

凶真决定寻求助手的帮助。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向助手说明了他经历的一切,助手得知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得到IBN5100,而凶真之前似乎说过,他曾经拥有过IBN5100,那应该是另外一个世界线上的他。既然如此,只要回到最初那条他拥有IBN5100的世界线就可以了。

迄今为止,凶真一共成功发出了4封D-MAIL,也就是说跳跃了四次世界线,现在他的目的就是要跳回最初的世界线。

了解这一目的后,凶真使用时间跳跃机回到了8月13日。

凶真发送的D-MAIL分别是给铃羽、菲利斯、琉华子和萌郁的,而现在他已经抵消了铃羽的D-MAIL,剩下的就是菲利斯等人了。

总而言之,先解决菲利斯的吧。可是菲利斯当初发的短信究竟是什么凶真都不知道,现在只能联系菲利斯本人,于是凶真立刻打电话给菲利斯,可是她迟迟不接,凶真就打电话给了最了解菲利斯的桶子,桶子告诉凶真,现在菲利斯正在参加全国雷net决赛。凶真立刻赶到了雷net比赛的现场,但是也没有看见菲利斯,倒是看到了菲利斯的对手,据他所说菲利斯似乎是输给了他。于是凶真就前往了菲利斯居住的公寓。

进了菲利斯的家以后,凶真看到了因为输掉了比赛而非常失落的菲利斯。凶真告诉菲利斯,她曾经使用凶真的时间机器发送了一个D-MAIL,改变了世界线,问她是否还记得发送了什么内容。菲利斯并没有凶真的Reading Steiner,是不会有发送D-MAIL之前的记忆的,所以菲利斯其实根本不知道。可是她却对凶真所说的时间机器产生了兴趣,一旦使用了时间机器,就可以改变她输了雷net比赛的事实。于是菲利斯就骗凶真说,她似乎要想起来了,可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雷net的事情,所以希望先能够使用时间机器改变她输掉比赛的事实,那样的话她一定就可以想起来了。凶真考虑了一下,相信了菲利斯说的话,答应了。菲利斯告诉凶真,她之所以会输掉比赛是因为受到了敌方的干扰,如果凶真在比赛前给她一副眼镜和耳塞的话她就可以赢。凶真记住了菲利斯的嘱托,使用了时间机器回到了13日的上午。

凶真去买了耳塞和墨镜,跑到雷net会馆找到了马上就要入场的菲利斯。凶真告诉菲利斯,这场比赛她会输掉,但是如果带了耳塞和墨镜就不会输。菲利斯一开始并不相信,经过凶真的各种说服才勉强相信他是从未来回来的,收下了耳塞和墨镜,但是她说她绝对不会戴墨镜的,便走进了会场。

大赛开始了,不出凶真所料,果然对手的手下不断在后台对菲利斯的眼睛射入镭射光线。凶真立刻站了起来想要解决掉那些人,可是很明显不止一个,靠凶真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眼看着没有戴墨镜的菲利斯不断受着干扰而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对方马上就要打败菲利斯了,凶真心急火燎。除此之外,对手还不断对菲利斯进行着嘲讽,更加影响她的发挥。菲利斯马上就要输了,然而就在最后一刻突然翻了盘,菲利斯赢了,原来菲利斯其实戴了凶真给的耳塞,所以没有听到对方的嘲讽啊。从会馆出来的菲利斯非常开心,立刻扑倒了凶真,这下她终于相信凶真是从未来来的人了,因为说要交给她耳塞和墨镜的不是别人,正是几小前后失败了的菲利斯本人。凶真再一次和菲利斯说了关于D-MAIL的事情,但是菲利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果然菲利斯之前说的话是骗凶真的。正当凶真再次一筹莫展时,之前被菲利斯打败了的那个对手带着一帮子手下过来找菲利斯报复了,凶真立刻拉起了菲利斯的手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发现一家拉面店的仓库,便逃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在仓库里等待助手救援的时候,菲利斯突然把发送D-MAIL的事情想了起来,果然这种能力并不是凶真一个人有的,只是菲利斯需要非常努力才想的起来。于是凶真便立刻询问菲利斯发了什么,菲利斯仍旧不愿意告诉凶真。他就只能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一切,以及真由理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死亡除非跳跃世界线的事情,菲利斯听了以后才告诉凶真:她发的D-MAIL,是让十年前死去的爸爸活过来。也就是说,凶真要抵消掉D-MAIL的话,就是把活生生的菲利斯爸爸杀死。这时,敌方的人已经上来了,凶真带着菲利斯逃出了仓库。两人逃到外面后,凶真发现外面全部都是对方的人。凶真为了保护菲利斯,被对方拳打脚踢,就快不行了,幸好菲利斯的爸爸开车过来,救了菲利斯和凶真。

菲利斯带着凶真进了她家,凶真向菲利斯的爸爸询问了IBN5100的事情,回答却是他曾经是买来收藏过,后来出售给了一个法国的人,或许就是SERN吧,怪不得铃羽会买不到,原来已经被菲利斯的爸爸买掉了。

当凶真躺在床上休息时,菲利斯穿着睡衣进来了。菲利斯非常感激今天凶真所做的一切,随后,她便开始说起了发送D-MAIL的原因:在菲利斯八岁的时候,他们家的公司还不是非常壮大,所以她的父亲整天都忙于工作。到了菲利斯生日那一天,菲利斯说希望爸爸陪她一天,然而最终他还是因为急事赶飞机离开了。菲利斯非常伤心,在他临走前说了“最讨厌爸爸了!去死好了!”结果,他乘坐的那个飞机遭遇事故,飞机上只有他一个人死了。于是,“最讨厌爸爸了!去死好了!”这句话成为了菲利斯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菲利斯一直以来都十分痛苦和后悔,希望可以改变这一事实。所以,菲利斯发送了D-MAIL,骗她爸爸说她被绑架了,他爸爸看到这个消息就没有坐上那台出事的飞机,而是把IBN5100卖掉去赎菲利斯,从而IBN5100被供奉到神社的未来就消失了。如果要救真由理,就要告诉她的爸爸绑架的事情是假的,从而IBN5100就不会被卖掉,而他就会在飞机上出事故。菲利斯为了拯救真由理,决定在第二天协助凶真,把那条短信抵消掉——也就是说,杀死现在活生生的她的父亲。

到了第二天,就是菲利斯和她的父亲告别的日子了。菲利斯和平常一样,开朗地对凶真说,去和书房的爸爸做最后的道别,凶真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意了。过了一会,菲利斯笑着出来了,确定她的爸爸没有看到她以后,菲利斯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和最爱的父亲道别,随后亲手杀死他,菲利斯现在是怎样的感受呢?凶真十分不忍心,但是为了拯救真由理,他还是毅然决定要抵消菲利斯发的D-MAIL。

于是,伴随着菲利斯记忆的消失以及菲利斯父亲的死亡,世界线发生了变动,又一段感情被践踏了,这样的轮回究竟还要几次?世界线发生以后菲利斯就不会有这段记忆,但是凶真却不会忘记,背负着一切,现在想想,他能够保持这样一种状态坚持到最后,真的是太令人敬佩了,凶真真的是纯爷们啊。

8. 自己相似的雌雄同体——这么可爱果然是男孩子

等凶真恢复意识以后,发现自己在lab的实验室中,手里握着菲利斯的手机。他发现站在他身旁的菲利斯脸上没有流泪的痕迹,果然是因为改变了世界线吗,菲利斯已经忘记那段回忆了。看到这一段我有些心酸,迄今为止,凶真为了拯救真由理已经践踏了铃羽和菲利斯两人的记忆了,而现在他必须走下去,否则就是辜负了他们二人,而再继续践踏下去只会对凶真造成更大的伤害——因为只有凶真一个人记得一切。然而,无论多痛苦,凶真已经下定决心要与世界的意志作对,拯救真由理。

现在的世界线上,菲利斯的父亲在10年前就死了,而IBN5100应该也就顺理成章地被供奉到了柳林神社,这样的话凶真只需要去柳林神社借走就可以了。然而,当凶真到了柳林神社,琉华子的爸爸说的确有人在他那里寄放过一台老式电脑,可是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这时,凶真发现站在一旁的琉华子脸上浮现了不安的神情,难道IBN5100的消失和琉华子有关吗?凶真感到十分蹊跷。

姑且先不管这个,理当来说这条世界线上凶真应该获得IBN5100了,但是现在仍旧没有得到,说明还是没有回到最初的那条拥有IBN5100的世界线上,也就是说必须要将把琉华子变成女孩子的那条D-MAIL取消掉。可是要该怎么和本来就软到爆的琉华子开口呢?凶真考虑着这个问题,觉得应该再往前跳跃一些时间,便使用了时间机器跳跃到了8月12日。

跳跃回8月13日的凶真再一次找助手解决问题,将他经历的一切都说给了助手,怎么每次都是找助手啊不找她就没办法么喂。助手建议凶真最好和琉华子实话实说,相信琉华子一定会理解他的,当然也要做好逼迫琉华子的打算,因为无论如何都必须拯救真由理。于是,凶真便决定去柳林神社找琉华子商谈了,然而——

“琉华子,其实,你是一个男人。”

以这句话为开头,凶真将如果她变回男人就可以拯救真由理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凶真你是笨蛋吗!?直接对一个玻璃心少女说她是个男的大丈夫!?琉华子听了以后非常受伤,立刻逃开了,凶真计划失败。回去以后凶真告诉了助手事情的原委,助手吐槽凶真过于迟钝,其实琉华子喜欢着凶真,所以被喜欢的人说是男孩子当然是非常受伤。凶真听着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琉华子了。

到了下午,真由理突然气冲冲地跑过来告诉凶真,琉华子因为他哭的很伤心,叫凶真去道歉,就在此时,琉华子却发短信给凶真,告诉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他说,叫他去柳林神社。凶真正好找不到机会和琉华子谈话,便立刻告诉真由理会去找琉华子,然后赶往了柳林神社。

到了神社以后,凶真看到琉华子红着脸扭扭捏捏地站在那里。

“那……那个……请……请和我成为……恋人……”

琉华子说出了一句令凶真非常惊讶的话,她居然希望和凶真交往,琉华子你到底觉得他哪点好啊!琉华子说她相信那天凶真对她说的话,她也希望可以牺牲自己来救真由理。但是她喜欢凶真,所以希望在变回男人之前,和凶真做两天的恋人,然后她就会变回男人。凶真感觉一下子信息量过大,便丢下琉华子逃回了lab,决定使用时间机器寻找助手的帮助。

回到了12日以后,凶真便带着助手去和琉华子说明情况了,然而助手说的那些不像是日文的话似乎更伤了琉华子的心,而到了下午琉华子再一次发短信叫凶真去神社,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琉华子将会再一次告白。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凶真还是带着助手一起去了。

“那……那个……请……请和我成为……恋人……”

不出凶真所料,琉华子果然再一次告白了。凶真慌乱之下打电话给助手,助手说既然琉华子和他交往就愿意变回男孩子那就应该同意,反正改变世界线以后琉华子也不会记得了。于是,凶真就做了一回人渣,答应了。琉华子开心得哭了出来,而这其实更加增重了凶真的罪恶感。琉华子希望凶真和她明天去约会,反正是只做两天的恋人,就尽量满足她吧,凶真同意了。

经过和助手的讨论,凶真决定带琉华子逛街,两人突然回忆起了刚刚认识时的情景。当时凶真也是走在这条街上,看到了一个穿着巫女服的可爱女孩子被一群宅男围着拍,凶真看到那个巫女十分困扰的样子,就插进去阻止他们拍摄。

“那个……我其实是男的……!”

就当大家一片混乱时,那名巫女突然说出了一句劲爆的话。大家都愣住了,这么可爱的妹子居然是男的?仔细一看,巫女的确有喉结,看来的确是男孩子。

“什么嘛,原来是男的,真恶心。”

宅男们嘴里嘟囔着散开了,只剩下了巫女和凶真两个人。

“对不起,明明我长成这样,却是一个男的。”

“那种事怎样都好啦!”

就是因为这句“那种事怎样都好啦!”,琉华子从此便对凶真产生了好感。果然是基佬啊居然男女通吃,而琉华子居然就因为这句话喜欢上凶真也够奇葩的。于是,凶真就此认识了琉华子这样一个可爱的男孩子。现在成为恋人的两人回想起那段回忆,不禁感慨世事难料啊。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就这么结束了,琉华子和凶真在神社分别了。然而,回到lab以后,凶真突然发现不对劲的一点:明明琉华子已经是女孩子了,为什么还会有男孩子时的记忆?的确是相当奇怪,难道琉华子和菲利斯一样也想起了之前的回忆吗,或许真的是这样的。到了14日,凶真去神社询问琉华子她是不是还有发送D-MAIL前的记忆,琉华子当时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说完“今天的约会取消”以后就逃走了,看来她果然有那时的记忆呢。

到了15日,就是CM的日子了,今天凶真决定带琉华子去参加CM。其实他知道琉华子对CM这种东西没有兴趣,对cosplay更加没有好感,可是凶真觉得除此之外也没地方可以玩了。结果可想而知,由于凶真和琉华子都对CM没啥兴趣,结果两个人过的很不开心,到了傍晚就回家了。

琉华子到了神社以后,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和凶真分手了,明明过的不开心,却说着“今天我过得很开心,谢谢您”,这种话谁都不信吧喂。最后,琉华子终于忍不住要哭出来了,将写了她妈妈寻呼机号码的纸塞给了凶真就逃走了。琉华子明明自己并不想变回男孩子,却还是塞给了凶真寻呼机号码。无法改变她变回男孩子的事实也就算了,就连交往的最后一天都不能让她幸福,这样结束真的可以吗?如果就这么结束了,凶真的良心一定会过不去的,所以,凶真决定不能就这样结束,使用了时间机器回到了15日的早上。

这一次凶真并不打算带琉华子去CM,而是和琉华子两个人在神社练习挥五月雨。曾几何时,他们两个人经常在这里练习五月雨,凶真说着中二的话,琉华子努力地挥五月雨,然而自从真由理的事情发生以后,凶真便再也没有和她一起练习过了。对于琉华子来说,和凶真两个人一起在神社练剑要比去CM令她幸福多了,做凶真的徒弟是她最开心的事情,所以能够一起练习真的很开心,就连是电脑前的我都能看得出来。两个人就在神社练习了一整天,分别的时刻再一次到来了。

琉华子告诉凶真,她的确是记得发送D-MAIL的记忆,所以她妈妈的寻呼机号码不用问就知道了,然后将写有号码的纸条塞给了凶真。这一次,是真的要分手了呢。

凶真联系助手,将号码输入了手机中。现在只需要按下发送键,和琉华子在一起的这些记忆,琉华子对凶真的心意,都将随着世界线改变而消失不见。正当凶真心想琉华子的表情现在是如何时,突然他感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是哭泣着的琉华子。

“我其实真的不想变回去……”

“如果变回去了,对您的心意就要就此封印在心底了……”

凶真明白琉华子想要说什么的,他也感到十分伤心。看到这一幕我也很心痛,凶真在这两天里一定也对琉华子产生了感情吧,但是为了真由理必须取消掉D-MAIL,让琉华子变回男孩子,两个人的回忆都将不复存在,我想,凶真一定比琉华子更加痛苦吧。

至今为止已经践踏了铃羽和菲利斯的回忆的凶真,现在不得不,再次践踏琉华子的回忆。

凶真忍受着痛苦,告诉琉华子他一定会记得琉华子的事情的,随后便和琉华子一起,按下了发送键。于是,另一个刚刚产生萌芽的恋情,再一次结束了。

9. 无限连锁的细胞凋亡——FB与rounder

迄今为止,凶真已经抵消了三个D-MAIL,分别是铃羽的、菲利斯的以及琉华子的,一共发送了4个D-MAIL,剩下的一个就是凶真最不待见的萌郁了。必须要抵消掉萌郁发的D-MAIL,否则凶真还是不会而得到IBN5100。相对的,一旦抵消掉那条D-MAIL,真由理就会获救,所以凶真只能暂时忍住对萌郁的厌恶,决定去找萌郁。

8月15日,凶真再次去找了助手谈话,迄今为止凶真已经受到助手不少帮助了,不得不说助手出的主意还是很有用的。凶真费了很长的时间向助手说明了原委,跳跃了无数次时间的事情,践踏了铃羽、菲利斯和琉华子记忆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助手了解了以后,虽然很震惊但是还是相信了凶真的话,告诉凶真他应该去找萌郁。

到了8月16日,凶真找到了萌郁的住所,正当他打算进去时,警察却告诉他:这间屋子的主人已经自杀了。啥?咋回事?一个能毫不犹豫开枪杀死真由理的冷血女人居然会自杀?当时我就震惊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总之凶真必须回到15日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萌郁的手机取消D-MAIL。

然而,当凶真回到lab以后,他发现实验室中出现了放电现象。有人在使用时间跳跃机!?这会还能出来新人物!?我惊讶地看了下去,然而凶真却发现实验室中空无一人。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凶真立刻使用了时间跳跃机回到了11日。

凶真再次来到了萌郁住的公寓,他发现门并没有锁,便直接进去了。里面坐着衣冠不整精神紊乱的萌郁,嘴里不停说着“FB……为什么不来联系我了……”这样的话。FB?之前萌郁有提起过,FB是萌郁的上司。FB突然不联系萌郁了,所以萌郁才这样吗?就当凶真还在疑惑之时,助手打了电话过来。助手认为,既然萌郁无论如何都不肯把手机交给凶真,凶真或许就只能杀了她。反正她注定要死的,早死晚死都一样。虽然这话看上去很没心没肺,但是对于一个杀害真由理的凶手来说没啥好同情的,凶真答应以后就挂了电话,开始硬从萌郁手中抢走手机。萌郁自然是努力反抗,这时凶真就捏住了她的脖子,萌郁没法呼吸了。然而凶真这死宅男终究没勇气杀人,最后还是留了萌郁一口气,在她踉跄时抢走了手机跑到了门外,关上了门。

终于拿到了手机,现在只要用萌郁的手机取消掉换掉手机的D-MAIL,就会回到最初的世界线了哦也!凶真这么想着联系了助手,用萌郁的手机飞快地打下了“要尽快入手否则会断货”,然后按下了发送键——然而,世界线并没有改变。

哪里出问题了吗?萌郁没有改变主意?凶真有一些着急,又试着写了不同的几条短信,发送以后世界线都没有回应。正当凶真一筹莫展时,他突然发现了萌郁的手机——那款不久前刚上市的,紫色的新型手机。他多次看到萌郁用这款手机发短信,所以印象非常深刻,在发送D-MAIL前也仔细看了一下,就是这部手机。

也就是说,萌郁根本就没有换手机,我去啊,打从一开始就被坑了啊!!!!

然而萌郁没有换手机,世界线却改变了,说明萌郁发的短信和换手机根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当初的凶真被骗了!

凶真立刻开门进去,萌郁气急败坏之下眼看就要打上来了,凶真立刻用身体把她扑倒在地,啧啧啧这会都不忘记吃豆腐啊。两个人就那么一直僵持着,终于过了几小时,萌郁主动问凶真,她要怎么做才能把手机还给她。凶真就问她有没有发送D-MAIL的记忆,之前琉华子和菲利斯也能记得发送D-MAIL前的事情,那么萌郁也就应该知道。萌郁她表示想不起来,凶真就提示了一个词:IBN5100。萌郁震了一下,看来是想起来了,然而她却拒绝回答,理由是因为和Rounder有关。凶真非常好奇FB究竟是什么人,萌郁如此为他卖命,萌郁回答,FB是一个和母亲一样关怀她的人。太猎奇了杀手头子居然还是慈祥的母亲这信息量略大啊!总之,据他所说FB是一个对她很好的女性,所以她才如此为她卖命,只要是FB说的话她都会执行。凶真告诉萌郁,他是从未来来的,萌郁在4天以后就会自杀,也就是说她已经被FB抛弃了。陷入绝望的萌郁终于说出了真相,那天她发的D-MAIL就是关于IBN5100的具体位置的。凶真仔细一想,之前他将萌郁当成自己的伙伴,所以告诉了他IBN5100就在柳林神社。现在想想这种错误真是不该犯啊,太大意了。凶真感叹着自己的错误的同时,也因为终于得知了真相而高兴。

凶真拿走了萌郁的手机,翻看她的发件箱,看到了很久以前她发的那条短信:“老式PC位于柳林神社紧急回收”。原来如此,萌郁是发了这条短信,所以在这条世界线上柳林神社中的IBN5100才“被人拿走了”,那么只要发短信叫萌郁不要去拿就大功告成了哦也!于是凶真便输入了“那是陷阱电脑不在那里”发送——然而,居然还是没有改变!

看来是当时的萌郁并不相信这条短信的真实性,所以最后还是去拿了吧。那么,萌郁最信任的FB发了短信的话,萌郁应该就会相信了。真是麻烦死了,怎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啊。

为了要找到FB,下手点应该就是当FB过来取走IBN5100的时候对她进行跟踪,于是凶真和萌郁便每天都蹲点在储物箱门口等着FB到来。经过了两天的等待,终于凶真看到rounder的黑衣男们过来取走了IBN5100,凶真见状立刻跟了上去,跟着他们上了电车,然而没过多久就跟丢了。经过了好几次的时间穿越,终于没有跟丢,凶真和萌郁跟着他们出了地铁站,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接头的人居然就是住在凶真楼下的——显像管店长。凶真和萌郁立刻跟了上去,发现显像管店长将IBN5100带回了显像管店,然后一群黑衣男就将IBN5100带走了,应该就这么将它带去法国SERN吧。

店长究竟是什么人?FB他汉子?很有可能,因为店长的媳妇至今都没有出场过,或许就在法国指挥着Rounder也说不定。其实如此路人的一个角色居然会和FB有关系,当时我真的震惊了,然而其实后面的剧情让我更加震惊的难以言语。

第二天,凶真带着萌郁和助手一起前往了店长的家里,决定找他问个究竟。这时的店长似乎知道他们要来一般,给他们都泡好了咖啡,异常平静的样子。凶真直接开门见山,说他看到昨天几个人来到显像管店拿走了IBN5100,他们是不是就是rounder的人呢。听到这句话的店长脸色立即一变。

“M4,是你说出去的吗。”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店长举起了一支手枪。

萌郁这时震惊了,店长难道就是FB?但是FB明明就是女的呀,萌郁你OUT了现在男孩子比妹子还像妹子好么,看来FB果然就是店长。面对店长的枪口,凶真非常冷静,按照因果定律,这时的凶真应该是不会死的。

“桥田铃照顾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干这种勾当。”

凶真突然提起了铃羽,店长听到以后震惊了一下,他并不知道凶真认识这个8年前就去世的他的友人。凶真继续告诉店长,铃羽是为了反抗SERN从未来穿越而来的,然而被她照顾的店长居然为了SERN干活,铃羽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然而店长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起了和铃羽无关的话题:rounder就是SERN手下的一颗棋子,所有完成任务的人都会被杀,他为了自己的女儿当然不能轻举妄动。原来店长不联系萌郁的原因,其实是不想让萌郁被杀啊,凶真想到这里稍微感动了一下。

在说完这些话后,店长意外地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我觉得很对不起铃小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说完这句话,没等凶真阻止,他就按下了扳机,店长死了。

等等,这信息量略大啊!就在这几分钟内我们知道了店长就是FB,而且没过多久就开枪自杀了,什么情况啊喂。店长似乎是因为对铃羽的愧疚感而自杀,这样的话还真得感谢天国的铃羽。现在的问题就是,店长死了,他的女儿綯怎么办?凶真立刻闯进綯的房间,发现原本应该在那里睡觉的綯已经不在了,难道她刚才看到父亲自杀的一幕了?凶真感到不妙,立刻带着店长的手机还有萌郁以及助手回到了萌郁的公寓。

现在凶真获得了FB的手机,终于算是大功告成,只要用它来发短信给萌郁,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正当凶真打算发短信时,突然有人敲了敲门,凶真察觉到那应该是綯来报仇,然而他还来不及提醒萌郁,萌郁已经去开门了。

面无表情的綯顺势进了房间,随后立刻将菜刀刺进了萌郁的胸口。

萌郁身体一震,随后凶真看到了满地都是萌郁的鲜血,紧接着萌郁倒下了。

“是你们害死爸爸的,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们!”

此时的綯与平时那个天真可爱的綯完全不同,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就如一个空洞的人偶,不过她的内心应该已经被仇恨给填满了。綯告诉凶真,她现在不会杀他,但是过了15年她将亲手杀死他,随后便跑走了。

凶真立刻去查看倒在地上的萌郁的情况,此时的萌郁已经不行了,只能流着眼泪憋出这样几句话——“我杀了你最重要的人……这就是惩罚……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只有FB……”

看到这里,原本非常憎恨萌郁的我也不禁有些感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FB,所以某种程度上说她并不是出于本意才去杀害真由理的。而在这条世界线上,她最后被最信任的FB抛弃,且并没有去杀害真由理,而且还协助了凶真的工作,并且在临死前和凶真流着泪道歉,其实萌郁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啊。凶真面对萌郁的道歉,凶真原谅她了,随后萌郁便安心地去世了。

凶真在助手的协助下用FB的手机打下了“IBN5100搜索中止”的短信,发送给了过去的萌郁。

世界线改变了。凶真恢复意识以后立刻回到了lab中,冲进实验室寻找IBN5100的身影,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就在这里了——果然找到了。

凶真终于成功了!穿越了4条世界线,终于回到了这条拥有IBN5100的最初的世界线!现在只要让桶子使用IBN5100入侵数据库然后从中删除最初凶真发的短信,就可以到达一开始的β世界线了!凶真将助手和桶子召集了起来,将一切的原委都阐述了一遍,告诉了桶子和助手只要删除数据库中的短信就可以跳跃回最初的β收束范围!!终于成功了啊!!!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终于走到头了啊!我本以为马上就可以迎来结局了,开心地点着鼠标,然而其实根本没这么简单——

桶子听了以后,为了早日拯救真由理,马上开始着手入侵,这时助手问凶真:“你说的那条短信,就是你在ATF说的我已经死了的那条吧?”

“是啊,就是那天我看到你死了,然后发短信给桶子,然后……”

凶真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心脏犹如被一只手抓住了一般,当时的我也是倒吸一口气,我感觉我已经猜到结局了。

在最初的那条β世界线,也是凶真一直以来苦苦追寻终于得以到达的β线上,真由理不会死,绝望乡也不会出现。

然而,那条世界线上,在广播会馆的8楼——

牧濑红莉栖,死了。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929035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88febf9046bd009dd17f63e208a2866f7805d0d6.jpg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