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00855dbf098c3938299ee0ee6429cc0b9413a8f9.jpg

我们所奢求的,不过是一份尊重罢了。

自2016年自媒体行业井喷式发展以来,「视频制作」这个行业才在大众的视野中逐渐明朗。如同所有行当一样,「UP主」(亦可称为「视频达人」)也不是在此之后才出现的。今天同和君就来跟大家聊聊早期的UP主们,视频制作路上的那些酸甜苦辣。

看似十分正常的外表

最早一代的业余视频爱好者源自于美国,如同《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一书中的描述:

我们本以为一个下午绰绰有余,谁知道「翻拍」整整花了三个月,而且上文的「翻拍」一词指的是「翻拍影片前十分钟,然后甩手不干」。

……

我们一次次不小心洗掉录好的镜头,一次次忘了摁下录像钮,或者摄像机一次又一次没电。我们也弄不清楚如何操作照明和录音。事实证明,部分演员要么无法念好台词,要么不时出戏或者挖鼻孔。

……

除去扛摄像机的,演员就只有两名,跑步和遛狗的人不仅时不时闯入镜头,还会跟我们搭话,结果害的事情更加不可收拾。

……

我们先是奔向树林,却根本记不起自己在拍哪个场景;如果记得要拍的场景,我们又偏偏记不起台词,记不起所用的拍摄手法,或者记不起角色如何走位。

……

等到把拍摄的内容传到电脑上,我们总能发现漏拍的地方,拍出来的场景看上去不堪入目:灯光一团糟啦,对话听不清啦,镜头抖得厉害啦。

相信不少人也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那个时候的摄像机是插磁带的,且又大又笨重,而且那个时候技术也不先进,如果真的要拍出点什么优秀的作品,还得依靠专业的电影团队。

不过影片中的他们还是坚持拍出了42部作品

你如果去问,为什么他们会热爱摄影:

其实他们也不一定知道;视频的拍摄、制作、再到发表,其实逃不出传统媒体的套路,如同小说、漫画、音乐一样,视频也是表达观念与生活态度的一种方式。

2005年可谓流媒体元年;YouTube、土豆网,以及次年优酷网的成立,让普通人有了分享动态影像的机会。最早期大家上传的视频都是这种:

要么是用手机拍出144p~270p渣画质的生活影像,要么就是通过采集卡收录电视上播出的娱乐八卦综艺节目。

逐渐地,上述那种原本只能在线下小圈子自娱自乐的视频爱好者,开始将自己的作品发上网,以图更多人的关注;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了:

随处可见的10万+播放量

在那个时代,基本只要是部微电影,就有十几万乃至几十万的播放量。可能是受技术与硬件的局限,那个时候的视频以抒情为主,且大部分都是微电影,并没有过多的商业化。

2007年名噪一时的微电影《完美动物》 导演:张德托夫

同和君最早开始接触视频,是在小学,当时用JAVA、塞班手机拍摄了一些同学之间嬉笑打闹的日常,所以说现在很多人玩的短视频那一套,我在十年前就玩过了:

后来上初中有了自己的DV机,就拍了一些更「精致」的日常视频:

其实也不能说多精致,只是相较于过去,提升了一下画质而已。有人说网络暴力、喷子、杠精是最近才冒出来的,这一点我不同意,早在那个时候这种现象(咱对事不对人)就出现了,只不过没有类似的词来概括罢了。

不过鼓励还是有的~

接下来的嘛,大概就是以「老湿」为首的吐槽向视频的热潮了,以及「叫兽易小星」导演的多部网剧让大众对视频制作的印象停留在了欢乐与搞笑的剧情片上。那段时期同和君在高中DV社摸鱼,也模仿着做了一些「像模像样」的作品:

《一周DV》系列

更多的黑历史都在高中DV社的官方号里边了:@木棉纷飞

然而,视频圈中不乏14年《男宅突袭》这类不成熟的网络综艺节目,当中某期视频请所谓的「美女」骚扰如今的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 ,给人们留下了一个极为不好的印象,说那帮制作人是在抹黑视频圈都不为过。

导演的丑态一览无遗

没错,大致介绍完视频媒体的发展历程,我们终于来到了本文的核心命题:

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自媒体大红大紫,所以才收获了人们的尊重?

当年那些优秀的视频制作者,是否就应当受到众人的歧视?

或者说,UP主应当被尊重吗?

实则无比心酸的内核

最早期的视频作者饱受同学的歧视,《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中格雷格的形象只是千千万万个同时代下视频创作者的缩影:

格雷格因直率的性格而不慎泄密,被小混混盯上

虽说不是因为摄影而直接产生的矛盾,但却是因为不合群让「主流文化」不爽而导致的纠纷。可能有朋友会觉得造成问题的关键因素不在于「视频」,但不要忘记了,早期大多数的视频制作者们不同于现在某些短视频平台上大大咧咧的「帅哥靓女」,他们的性格都是内向与孤僻的,这种性格再加上非主流的文化领域,很容易引发来自集体的异样目光。他们不仅要面对线下轻蔑与厌恶的目光,还要承受线上质疑与暴戾的批评。

除此之外,外行的认知缺乏也会导致矛盾的进一步升级:DV社以前有元老分享过,那个时候班里搞活动,老师时不时就会让玩摄影的同学出来录制,录完了还要求剪,做成那种专辑以便收藏。这还不算完,老师还会提出各种要求,只要是检查出一点小问题,有一点小不满意就要打回去重渲。会做视频的应该都明白,这一渲染就是重头开始渲染的,而且那个时期的电脑性能都很差,随便搞一搞几个小时就没了,而且渲染的时候还怕出错,连键盘鼠标都不敢动,只能干坐着等它渲好。那个时候毕竟以学业为主,我们使用电脑的时间有限,这样一来二去,基本没时间玩游戏。

等过了老师这关,把成片放出来给同学们看的时候,问题又来了,某些同学会窜出来告诉你ta不想露面啊、要求你把ta的那一段删掉啊之类的,如果不照做立刻就黑脸……我知道确实有肖像权这回事的啊,但麻烦你事先跟我说行不行?而且就算说了我也不一定能够满足哦,有些必要的镜头打马赛克,一来影响美观,二来很难操作……

前辈们的建议就是,这种工作能推就推,最好就是闷声发大财,一开始就「唔好揸fit」,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会做视频。然而笔者当年还是那种不懂人情世故的愣头青,想拍什么拍什么,想剪什么剪什么,就算是班主任的要求,我也照样无视。所以如果大家要问为什么同和君的微信朋友圈被40%的人拉黑了,那估计就是当时结下的梁子……

至于同和君本人遇到过什么事情嘛……初中大家都是中二病患者,我也不例外,那个时候喜欢的人被她EX甩了,就觉得自己是「简·拉基·茨德」,总之就认为很掉价,立刻出了个剧本打算拍,来好好讽刺一下这些事情……结果当然是没拍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露面。不过今年我还是用另一种形式将他呈现出来了:

说句老实话,今天的学生真的比过去开放了很多,这一点要归功于b站和一部分短视频平台,还有学校对社团发展的重视。大家在面对镜头时,更多的会选择表现自我,而不是回避。

不过还是经常会听闻诸如「篮球砸无人机引发的群殴」一类有关肖像权的纷争(后来被证实是炒作),有些评论说「砸的好」,那我就很不能理解了。

难道人家就是轻轻拍了你一下,然后你为了报复就要把别人打死吗?

视频行业中的歧视

当自媒体还没有红起来的时候,我组织了一帮小伙伴在自己小区拍视频,真的我们就只是正常架机正常拍摄,结果出来几个保安把我们的东西没收了,他们说小孩子就不应该接触这些,还声称要把我们家长叫过来。最后还美其名曰「护送」我们回家,当然是被老爸骂了一顿(后来老爸他说那个时候也是欠考虑)。

那一刻,天真的我终于明白了:我们青少年做视频,是没有人权的。

就是因为我被保安抓了回来,所以犯错的一定是我。

就是因为我们花着老爸老妈的钱,所以就要认真读书,不应该拍视频。

就是因为我们是未成年人,思想还不成熟,所以我们就不应该去表达我们的情感。

如果把这个话题扩展来说的话,甚至我可以说,未成年人,在那个时候,就是极度缺乏人权的:从刷满知乎的校园暴力、老师推卸责任等的话题,到层出不穷的家庭暴力事件,再到近些年曝光出来的「网戒中心」、「豫章书院」,未成年人都在受到着来自成年人世界的压迫;我知道处于这个年纪的人应当被监护,应当接受教育,但这不代表一切的人权都应当为了「学习好」而被剥夺去了。

但讽刺的是,如果家长与老师们一直都觉得学习第一,那么为什么如今做视频,做直播有钱赚了,就可以美其名曰「孩子需要全面发展」,放任他们去自媒体行业发展?你们真的是为子女的健康成长着想,还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着想?这就是对人权更深层次的思考了。

不过如今大环境正处于转型期,如同那句至理名言「不论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言,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当下大众对我们态度的好转,都是值得高兴的。

然而歧视这种东西,直到今天,也依然在我们熟悉的领域中存在:宁愿去争一个三流电视台的三流的电视剧的三流的角色,也不愿意在坐拥几十万粉丝的UP主的视频里露面;一个某类型游戏宣发领域的大佬,辞职后搞出来的游戏作品一塌糊涂,却有着众多脑残粉争着抢着要帮他宣传;而一个看似虎头虎脑的新人提交的剧本,凭实力可以吊打一大批元老,却被老人家们明面上指手画脚:你这个想法不行啊;暗地里他的剧本却被偷偷拿去参考和消化掉了,于是乎这么一个有潜力的故事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也许是我过于看重不好的那一面吧,我知道自媒体的红利时代已经来临,现在有流量就有钱赚,包括如今b站也开通了激励计划,有的初中里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就在某些短视频平台上坐拥几十万、上百万的粉丝,这些粉丝数量所带来的利润,都足够他花半辈子的了。不是我嫉妒他们,而是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奈吧,为什么我们那个时代就要饱受歧视,没赶上如今这个和平的时代呢。

后来一想想,没有滴水,哪来江海呢?如果不是前辈们一步一个脚印去认真的创作,顶着那些歧视依然坚持创作,让我们整个行业从非主流转变为了主流,我们永远也等不来这个和平的时代。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096789考古, 吐槽, 杂谈, 干货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