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0540122d9fbd8628a9230193905a0627c5aab592.jpg

我没有在说笑,这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边,发生在我们大学校园里的事情。

去年11月份的时候,公司举办一个大型活动需要很多志愿者来帮忙,于是乎我就接过了这份委托。在学校兼职群发布消息后,丰厚的薪水和志愿实践分吸引来的学生立刻填满了我手中的报名表。在大家的配合下,活动举办得很成功,然后就到了发薪水和实践表盖章的环节。

处理好相关文件的那个傍晚,其中一名志愿者女学生如同其他人那样向我确认实践表的递交流程后,和我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互删吧。」

我脑子木了一下,互删?难道是我做了什么得罪了她的事情吗?随即我就抛出了这个疑问,可回应我的,只有一个大红色的感叹号。

拍摄于活动举办前夜,最后一次排练完已是深夜,大家围在一起吃宵夜

我这人呢其实算不上厚道,每加一个好友就习惯性地翻人家朋友圈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多亏了这一点,我才得以寻踪觅迹:她的朋友圈里,只有她和她男朋友的恩爱日常。

这几年,在广州和肇庆闯来闯去,我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经历过五花八门的事儿。可「互删」这种事情,也就发生过那么几次——无非是某些公主病犯了的红颜贱货们矫揉造作罢了,而且通常在删你的时候会一声不吭,直到你再有别的事联系她时,或者通过微信工具清理僵尸账号的时候才会发现。

有的女生只是想和你玩玩,当你诚心表白的时候,她们会毫不留情地把你拉黑

如此的主动,那肯定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玄机。

非常巧合的是,她的另一个同学也在此次志愿者的行列中,于是我终于被赐予了获知真相的良机:「自从她被家里人安排了相亲,和一个退伍军人看对了眼,她就删除了所有同龄男生的微信。」她的同学这样回复我,「从那以后,她的朋友圈里全部都是她和她男友的恩爱日常。」

那一刻,我和你们初次看到这段文字时的感受一样,我觉得我在听小说,毕竟在我先前的认知里,我们的同学都是知书达理的,哪个学生会如此随意地在家里人的安排下让一个年长的退伍军人成为自己的对象呢?哪个同学还会像小学生早恋那样傻乎乎地通过删除其他男性联系人来证明自己对爱情的忠诚呢?

可这就是事实,正如我在《同和工作日志》里说过,我们的大学不仅仅包含像我们一样出身尚可的学生,还包括那些出身寒门的学子。虽然我们期待他们能在经过大学的熏陶后,成为一名合格的现代新青年,但非常遗憾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知识可以通过学习来迭代,可观念却很难在不被引导的情况下革新。

所以,就有了这样荒诞的事情。

微博、知乎等社交软件上不乏男女平权的声音,可现实中呢,并非所有人都是这些社群的常客。一边是高呼着解放女性,两性大同;一边是远离网络喧嚣的角落,还有单纯的女生在不知不觉中作践自己。

主动删了其他的好友,断开了联系就能表现自己的忠诚了?这要是男方促使所导致的结果,或许我们还能对这个男生批判一番,说他「占有欲过剩」,可这竟然是一个女生独立思考后自主选择的结果,这让集美们如何接受才好?这又是何等可怜的「骄傲」呢?

作为集美们的对立面,我一个男的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今天你主动删除了好友,明天他就能要求你带面罩出门,后天就敢给你上贞操带。

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举家乔迁新屋,可大家都知道,小孩子喜欢创造自己的小天地,于是乎在搬了将近两个星期之后我才想起来,有一个特别珍贵的玩具被遗漏在了旧屋的一个角落里——那是我特意藏好的。该怎么办呢?那间房子已经被家里人卖掉,住了新的家庭了。可我又不想家里人知道,只好一个人莽到那里,企图新住户能施以援手。

年幼时的我与过去的家

「你好,我是这间房子以前的住户,请问能帮我一个忙吗?」

一个瘦弱的身影打开了其中一扇木门,隔着第二扇铁门向我说:

「你是哪位?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这间房子以前的住户,我有一个东西落在这里了,这次过来就是想取回的。」

「我老公不在家喔,要不你等他回来再说吧。」

那个时候我就很懵逼,那种感觉我现在还记得,就仿佛回到了大清帝国……这种鸡毛蒜皮的破事也要男主人决定?那是在我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逻辑。在我的印象中,我妈属于女强人那种类型,有的时候甚至比我爸还有想法,我和我爸还经常埋怨她「哎呦,你歇会吧,别指挥完我就指挥你儿子!」(当然她实际年龄也比我爸大)。

处在那个成长阶段的小孩子,没有那么容易服输:

「阿姨您好,您看我也构不成什么威胁,能不能就让我进去一分钟,给我一分钟我拿完东西就走。」

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懒懒散散地拉开凳子坐下,接着说:

「我又不知道你是谁,等我老公回来再说吧,这些事情我做不了主。」

「要不您帮我找找吧,我给您描述下位置。」

好说歹说,她极不情愿地支棱起身,回屋去了。

仔细听,还能听到房内传出的小孩的嬉戏声。

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她拖着步子回来了,告诉我什么也没找到。

「都说了等我老公回来再说,现在我什么也做不了。」

「开个门有多难?我今年才刚满十岁,对你有什么威胁?」

那个时候还是图样了,这样一点小事就上了火。

「不行,说什么都没用,等我老公回来吧。」

「他什么时候回来?」「大概晚上七八点吧。」

那个时候家里也管得严,总不能就这样和她耗上了,于是只好悻悻离去。大概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回到家后耿直的我就一五一十地告诉爸妈我和现任住户的经历。他们大概觉得当时我太小,没法理解某些深刻的「传统文化」,就相对比较肤浅地骂了我一顿,说既然房子已经卖掉了,那么里边剩下的东西也理所应当归他们了,谁让我当初没记起来呢?

现在想起来,当初贸然往别人家冲确实欠考虑,随随便便放别人进来对于家里只有一个女性的情况而言的确不妥,但「考零分的学生也可以举报考满分的学生作弊」,我还是对那句「等我老公回来再说」一直无法释怀。

在我和一些朋友讲述这些事的时候,有身边的人和我说,那是别人的事情,要允许这个世界有一些脏,那些女性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为何要男女平权,她们只要能够在现有的关系状态里获得幸福就够了,我们更应该把时间花在那些有需求的女性身上,比如争取职业的平等、教育的平等、社会地位的平等……

可这样的说辞,和「关心被家暴的女生」主题下边的回复「那是他们的家事」有什么区别呢?

确实,我本不该如此放大这样一件日常琐事,不该拿人家的私事大做文章——哪怕我并没有透露她的隐私,甚至通过半虚构写作的方式,也还是会面对很多质疑的声音。可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不作为,也是一种罪恶。

还记得大一的时候追某个女生的故事,那个时候家里人对我的态度几乎是「放逐」,因为我高考的结果并不理想,去到的大学对于他们而言,即便是说出来也是耻辱。所以那个时候我对自己也没什么自信,每个月拿着家里施舍的几百块钱惶惶度日。即便是这样的我,也还是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某个女生。

可在她的认知观念里,想成为她的男朋友,就必须有才华,更要有钱。即便我每个月拼命地省,省下一百来块钱请她吃饭、看电影,她也还是不领情,甚至话都说得很敷衍,也从来不愿相信我是从那种阶级里出身的人——富二代=家里会给很多很多的生活费,这就是她滑稽又可笑的观点。

这是她最喜欢用的一个表情

其实那个时候我本可以多花一些时间精力更加关心她,即便不能成为情侣,也最起码让她明白金钱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而且我当时明明很清楚,她确实对知乎、微博、B站这类新奇的互联网社区很感兴趣,也乐意去了解更多,每次我推荐给她的文章她总是能耐心地看到最后,并且附上自己的看法。我明明有机会去引导她,可我并没有选择这样做,现在想想,真是挺后悔的。不是后悔感情是否能得到延续,而是后悔没能拯救一个活生生的人。

制作《冒死揭露碧缇福微商内幕》那期视频已经是两年之后的事了,其中我所说的那个朋友,其实……就是我本人。她后来和一个做传销的同学好上了,本以为能傍大款一辈子衣食无忧,却傻乎乎地被骗走了一切,至今还在不停地工作抵债,为她自己的选择买单。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当你置其他人于不顾的时候,丧钟将为你而鸣。

由于这个女生我并没有追到,所以不算前任,而我的那些前任女友们,相信朋友们或多或少也听我讲起过她们后来的故事。她们的下场为什么会那么惨?即便那不是我造成的,我还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她们的结局真的是被注定好了的吗?我作为和她们的人生有过交集的一份子,难道真的仁至义尽了吗?

作为时代新青年的我,成长的路上也并非顺风顺水的。仿佛这个世界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把社会的很多阴暗面,很多灰色的事物推到我的面前。其实我大可以熟视无睹,继续埋头于自己的事业;大可以利用自己家族的资源,完成自己的理想而两耳不闻窗外事……

但终于有一天我明白过来,有些事情,舍我其谁?为了这盛世如我们所愿,我们不得不选择曝光,不得不选择破坏人家的「私人空间」,全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非一句空谈,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经历过的黑暗,才能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光明。为此,我愿意让自己成为那个手持圣旗,满面红光的罪人。

本文写作规则基于「非虚构写作真实度协议NAP3.0」,点击「阅读原文」可获取该协议细则。请勿转载,翻版必究,谢谢合作。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063665恋爱, 大学, 女朋友, 男朋友, 社会, 情感, 男女平权, 同和君, 新青年福音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