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1/02/b636df3f5c4681c6b313fdc21585cb8d349a2233.jpg

这是之前在朋友圈挺流行的一张图,

其实它就来自于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长片处女作

《追随》

今年年末,诺兰的新作《敦刻尔克》将会上映。可谓是万众瞩目,毕竟大家已经形成了“诺兰出品,必属精品”的观点。虽然说期望越高,就越容易失望。不过在诺兰的电影生涯中似乎从未失手。

他的几部长片都在IMDB250上占有一席,其中《蝙蝠侠:黑暗骑士》更是一度被抬到了榜首。

所以诺兰有了新片,大家都说IMDB又得挪出个位置来了。

我们从诺兰的长片处女作《追随》可以看出他的风格所在。

如果我们聊到诺兰电影的特点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会想到“烧脑”,“高能”这样的词。其实诺兰的风格主要集中在叙事手法上,从《追随》中我们可以看到比较有代表性的两点:一是非线性叙事;二是嵌套结构。

《追随》讲述了一个失意作家Bill,喜欢在大街上追随别人,观察他们的生活,以获得写作的灵感。有一次他追随了一个叫Cobb的人,却被对方识破。两人莫名其妙成了朋友。Bill由此陷入了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

短短70分钟,如果按照正常的线性结构来讲,故事将索然无味。诺兰将故事分成几个段落,打乱顺序,来讲述这个故事。

如果用字母和数字来表达叙事的话,正常的顺序是:A1,A2,A3;B1,B2,B3;C1,C2,C3.

诺兰换了一种方式:C1,A1,B1,A2,B2,A3,B3,C2,C3.

电影里的叙事远远比这串符号复杂。故事开始,第一部分是作家向警察自首。然后第二部分从头开始讲作家如何追随别人。第二部分还没讲完,就开始讲第三部分。第三部分讲了一点,又开始讲第四部分。然后又绕回去讲第二部分接下去的情节……最后在汇总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悬念也得以解开。

这种非线性的叙事也并非诺兰独创,不过在不同导演的手里有不同意味。

嵌套式结构,简单的说就是骗中骗,局中局。先花大篇幅去铺垫一个骗局,骗过了观众。然后再解密,解密之后观众一阵释然。电影接下去却继续告诉你,刚才的答案也是骗你的,骗局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骗局。这是诺兰最拿手的把戏。

《追随》中作家Bill先是轻信一个美女的话,去偷了东西,并打伤了人。美女告诉Bill,是Cobb想陷害Bill。Bill去自首,Cobb却又用Bill伤人的榔头打死了那个女人,最后警察认定了杀人凶手就是Bill。而Cobb就此人间蒸发了。

女人骗了Bill,Cobb又骗了女人。整个事件其实就是Cobb想杀女人,制造的一个完美杀人事件。

这种局中局,并不罕见。最为代表性的就是希区柯克的作品,不论是《惊魂记》还是《眩晕》用的都是这样的结构。希区柯克其实是诺兰的偶像,诺兰在自我介绍里说:

“我是克里斯托弗·诺兰,一个典型的英国人,

像我的前辈希区柯克那样,不仅是一个导演,

也是一个拥有奇想能力的人。”

(有才就算了,有必要长得这么帅吗?)

希区柯克是悬念电影大师,但是他的电影在今天看来,并达不到当年的惊悚效果。诺兰把这种悬念手法发扬光大了。

我们说非线性并不是诺兰独创,嵌套结构也是继承自希区柯克。可是两者结合却创造出了更为复杂,更多灵活多变的叙事方式。

我们可以勉强摸清楚诺兰的套路,可是他只要稍微变动,我们还是会被他深深地套住。

比如《记忆碎片》中的非线性叙事改为了完全的倒叙,从结尾讲到开头。比如《盗梦空间》里的五层梦境。比如《致命魔术》里的多重分身。

在今天的观众群里,很多观众已经看穿了好莱坞的那套经典套路。诺兰的风格化叙事给电影创造了更复杂的可能,提供了非常独特的观影体验。与此同时,诺兰的电影其实并不隐晦,出来叙事结构复杂之外,内容上不会有不好理解的地方。尤其是《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绝对是大片,诺兰的电影其实还是属于商业片,非常成熟的商业片。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听到中国著名导演曹保平说,我最想拍的电影,其实就像是《蝙蝠侠:黑暗骑士》,他代表着商业上和工业上的成熟。这也是我们的电影市场所欠缺的东西。

- FIN -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84286盗梦空间, 好莱坞, 克里斯托弗·诺兰, 敦刻尔克, 卡导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