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哥怎么看】为什么我们要学会同情他人?

2022年1月10日 上午 2:35

19分钟50秒

关键词

事件 节目 老师 认知 世界 黑人 群体 自由 女孩 圈子 观点 粉丝影响 明星 社会 朋友 社交 立场 概率

文字记录

各位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收听新青年福音电台,这里是你们的老朋友童冠军豫章书院仪式。随着吴军报等人的宣判而且还落地。肖战那些狂热粉丝像 B 站倒色 P 们对舞蹈区的热爱那样,还在继续着隐秘的角落完结了。但是更多同类型的洋房密室杀人案件还在片场进行拍摄。如同你们看到的这个灰暗的世界一样,作为一个黄皮肤的坚硬的左派,我希望你们都能够了解到。如果你希望明天的天空能够更加的澄澈,那么无论如何,请一定要学会同情。
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事件之间,其实暗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么熟悉我的朋友应该都有了解。我之前在性青年福音周刊里面有写,其中一篇是关于大学有个女生,她找到男朋友之后把其他的男性删除了。然后另外一篇我记得是很久以前我大概一七年的时候血迹方丈的时候写的。大致讲的是当时因为宿管得太严,所以说导致很多的所谓傻白甜,他们的思想非常的敏感。而当时我把他们归类到了黄佐这个领域,其实现在看来是不对的。
现在我重新跟我的朋友们群里的朋友们有审视过之后,我会发现所谓黄佐是一些表达对身边的人的一些人,无论他是被害者还是加害者,他都有普遍同情性的这么一类人的群体,而不是我之前所说的他们无论对什么事情都非常的敏感,非常的 session tiff 然后做出一些很夸张的举动来 cover 他们的情绪。
这两种人其实是不一样的。前一种实际上是他经历了很多,他非常成熟,然后因为他的经历告诉他很多事情只是因为某个人的预期太差,所以导致他成为了被害或者加害,所以他会表达对他遭遇的同情。这是标准的左派。而我刚刚说的那一类所谓傻白甜的那些女大学生,她们属于的是没有什么社会经历,但是他们还是会去表达自己的一些敏感。比如说之前我看过一个国外的节目,就说什么 how day are you OK 说可能就只有十三四岁,一个小姑娘,他就是在那个什么什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之类的一些节目上,他就说某些国家什么工厂的排污不达标,或者说是那个危害自然环境。
然后对的那个负相关负责人相关的记者就说 how day are you OK 那这种人就是另外一种人,跟我上述的是完全不同的。好像当年那个柴静在什么崇景之下里面和当时丁仲怡博士的一个辩论。我觉得用那个来区分这两种人是非常准确的,可想而知。就是丁中怡我刚刚说的,他是经历了很多然后顾全大局的这么一个左派,他当然其实他也不希望污染环境,所以他会接受柴静的这么一个采访。而柴静正是我刚刚所说的他是属于后者,他是属于那一类,可能因为他在美国生活久了。
然后再加上他作为一个记者,他之前写过一本书叫做看见他在里面记录很多乡村生活里面那些人的不为人知的东西,然后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同情。这一点是基于他对乡村生活有认知,所以说他能发表这样相对比较合理的一个意见。这一点我和一些像我之前老师,他推荐我看这个看见,然后我和老师的意见是一致的。就是这对于这些问题他是有发言权的。但是对于一些他不知道的他基于有现认知而非客观认知的一些事情,发表出了一些评价的时候,那其实是有失偏颇的。比如像当时他实际上是拿当时中国的数据和美国去做对比。但是两个国家实际上在 04 年还是 05 年的时候,是处于完全不同的发展阶段的两种不显然不同的情况。而在这种客观的情况下,他得出了一个他认为客观的一个结论。但实际上在那场博弈之中,很明显他败述了,因为他并没有足够的论据来支撑他自己的说法。
那么回到我们刚刚说的那个问题,就是这两种人包括我上次写的那篇文章一样,实际上正是因为宿管对他们的管理太过于严格,而导致他们的视野变得狭窄。而在世界上的各种角落,我那篇文章里面写的宿管一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会去有意无意地去限制你的看待这个世界的一个角度,限制你的一个视角,一些人或者说一些事或者一些现象的话,我们还是需要去根据我们自身的见闻,我们要去不断地去主动地去探寻,不断地去探寻他们的真相,不断地去追求实事求是。
OK 那么这是第二篇文章。那么第三篇文章我写的是一个时下热门的话题,我记得当时是抖音的还是豆瓣的一个舆论小组。根据我这边,因为毕竟我已经入职了,然后我自己在自己公司了解,我很负责告诉大家没有这种事情。 OK 当时他们所谓的什么抖音的那些东西完全是给字节跳动泼黑水。那个其实是豆瓣的或者其他的我一些不知道的一些群体,他们也不知道什么目的,然后集结起来去发动了一个舆情,叫什么叫做中国男孩团结起来。
OK 抵制什么所谓有色人种, OK 就是黑人。然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反驳这个现象。那我是觉得无论如何,虽然我们知道 OK 有目共睹,这些黑人是非常脏。 OK 她们有一些非常不好的习惯,而且很多人他说要我怎么理论课的,对不对?不能一棒子打死。没错,但是 90% 人都那个样,你让我们怎么去相信对不对?但是就算是这样。 OK 就算是这个局面,但是我在那篇文章里面也同时表达了。
我那个没有说是特别注重去写黑人这个群体,而是去写的是跟黑人结婚的这些女性的群体,我们该如何去保障她们的一个选择的自由?我在里面写了这样一个观点,所以当时很多人来喷我,然后说可能我知道他们喷我的原因,因为他们可能只看到了一个标题。然后对我的那个刚开始的一些话表示不认同,但是她看了我接下来的一些解释,比如说那她们的选择也是选择,那她们想追求的无非就是一个家庭结婚生子,那有的人不愿意结婚生子,那是大家的自由对不对?我们不能够去干涉人家的自由,哪怕这个自由是加了一个所谓的限定。有可能这个自由的背面可能是进一步可能是黑人他们的一些恶俗的文化,对他们造成的一些精神上的、肉体上的一些影响。那么对于这种问题,我在那个文章你也指出了,毕竟这是她们的选择。他们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一定考虑过这些负面的因素之后,他们在评判两者的权益孰轻孰重之后,才做出了他们最终的选择。而对于这种选择,我们作为一个局外人是无权干涉的,更无权去评判所谓的什么。
中国男孩非中国女孩不娶中国女孩非说男人不嫁,这些东西是脱离了这个层面之外的东西。而且我更加愤怒的一点就是写这篇文章带这些节奏人,他们丝毫没有考虑那些长相平庸、素质平庸的那些女孩为什么会去嫁给那些所谓的黑人。 OK 他们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因素而随便地去制造这样的舆论去可能他们自己完全不需要去考虑,说是以后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但是他们会去把自己的需求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 OK 这样的行为实际上是非常不应该的。所以我在最后做了一个评价,说这些毫无同情心、毫无廉耻心的人应该去体会一下去被黑人去嫁到非洲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OK 所以我因为这一句话被骂了。
OK 然后我我其实觉得无所谓,因为我做出正当的解释之后,后面还是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和理解。 OK 这是我的第三篇文章。然后我记得我还写到哪一篇新训练福音,还有一期是专门讲敲战二期事件以及饭圈对其他亚文化圈子的影响。那么在那一期视频里面,我从眼观大局 OK 非常客观地分析了这个问题,给大家概括了引发这件事情的几个原因,以及跟大家分析了为什么这种情况不能够被阻止,或者说他很难被遏制。 OK 那当时有举例说一个是青年女性的娱乐化项目不够多,另外一个是心智的引导不够成熟。还有一个是性格上的配对使得他们愈陷愈深。 OK 大概就是这些。那么这一次我想补充一下这个观点,当时我并没有考虑得特别全面,在这里给各位道个歉。OK ,因为今天我要说的这个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我当时只是去考虑说很多人他因为这些人这些饭圈的粉丝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影响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影响了自己的圈子。那么他们就开始群起而攻之。
OK 对,他们发动了很多口水战,还有舆论战,各种谴责谩骂。以至于我朋友圈里面以前很多人都大大方方地说我自己词朋友圈里面的一些女生。 OK 大大方方地说自己是喜欢什么肖战或者喜欢什么饭圈的一些明星,现在都不敢大胆地说了,不敢明说了。然后现在有的时候还悄咪咪地去骂那些喷他们的人。 OK 是有的。
OK 然后因为我这个人能在朋友圈里面虽然说已经被很多人拉黑了,但是我自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不敢乱说话了。所以后来加了很多人,他们不知道我是混这个二次元的,然后他们就会有意识地去发表一些言论,然后我们就看得到这个我今天想补充一下这个观点,我发现很多人其实他们并不仅仅是不单只是因为文化的缺乏,娱乐项目的缺乏,而更多的是一种情感上的缺乏,他们其实并没有得到很多关爱。
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有的人他们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幸福的人都很像。 OK 不幸的人各有不幸对不对?那这里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也许他们各种各样这样的原因。然后大家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面生活着,他们并没有得到长辈们的关怀,甚至在平常生活里面,他们也是内向比较迷人点,他们也没有说获得更多的社交。那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最多只能说是去面对着屏幕对面的那个明星,然后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去安慰自己。有的时候其实这也正好证明了我作为一个不能这么讲,我我怕我我现在在这里录视频,人家邻居过来打我。 OK 我们换个措辞,我们换个措辞。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有一个观点是很唯物的一个观点。那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特殊的情况,这么多极端的人存在于我们的身边,才证明了我们生活在这个真实的社会里面。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存在,我们的生活反而变得不正常了。大家去反思一下是不是这样的,这正好是一个所谓的幸存者偏差,对不对?大家只看到了对自己有影响的事物,而忽略了那些对自己没有影响的事情。
当你把这些事情非常客观地去结合到一起去讨论的时候,你去按照概率的分布去看待这个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大家的所有的事情,所有的问题还有他们发生的频率都是符合这个分布率的。 OK 那如果你们有学过数学的朋友,有学过统计学的朋友,可以去拿随便一件事情去进行统计。然后去推理一下他们的分布的概率是不是就像我说的有一定的规律。
OK 那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很多人他们就会去想象幻想有那么一个完美的存在来填补自己内心的一个空缺情感的空缺。那这个时候你想想看,一个正常人如果他长时间得不到这种关爱,那如果他在这个时候不去模拟这种情况,不去填补的话,那这个人很快就散架了,很快就崩溃了。
所以很多人他就出现了所谓的社会边缘型的人格,或者说是反社会的人格。那这个时候的话就会有很多问题存在了,那这也是我们社会的一个隐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些明星的出现,我们这些业余爱好业余圈子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来说,促进了这种社交,也同时缓解了我们这种那个社交缺乏的状态,一种社会现象。那么从这种层面去出发的话,我们甚至要去感谢这些人,感谢他们缓解的这个情况,而不会让我们的那个生活的环境出现更多的纰漏,更多的岔子。
OK 这是一个那么另外的是我觉得抛弃我个人所在的这个被攻击者的这个身份,那我脱离出这里面去看待这个事物的时候,其实可以看到非常全面的事情。就拿我昨天刚刚收到的一个消息跟大家分享,我昨天跟我的群友们分享了这样的一个事情。 OK 这个比较长,大家可以暂停看一下,我在这里就不念出来了。 OK 大概讲的就是一个女孩,她可能特别叛逆。 OK 然后平时的话她是在 B 站的舞蹈圈的一个常客,一个 up 主。但是他私底下他其实是饭圈的一员。也就是说在这矛盾的双方,他其实都各占了雨露,惊占了其中的一席。之前其实在上个视频里面,我有谈到有一个人他说他们班班长接触饭卷之后,整个人就颓废了。那其实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媒介,使得他颓废的最根本那个原因。实际上是在这些事情之外的,比如她的家庭,比如她的同学,她的老师对他产生的一些的影响,包括他自己的一些自我的影响,都会影响到这些事情很多很多。所以说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绝对不能够及仅仅只是说它有一个饭圈冒出来这个东西,危害未成年人身体健康,就把它禁了。那什么来着?上世纪那些什么偶像 OK 禁偶像音乐禁音乐。 OK 摇滚就禁摇滚,然后什么嘻嘻,什么游戏就禁游戏。 OK 这样屡禁不止,你不去解决那个最根本的问题,你这样进是没有任何效果的。那这个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但是又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其实是很难去阻止,甚至是没有办法去阻止他们背后那些事情,去发生那些死因的去作用的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办法阻止这种过程。
所以我们能做的是有什么呢?我们能做的不是去一味地去谩骂,去嘲笑,去讽刺,这样做其实是会去恶化这种情况,会去加重这两者之间的分歧。而我们真正要做的是放下彼此的立场,去一种同情的态度去面对这种关系。甚至你可以说这个时候去同情他,然后你去发表一些言论,在他的那个立场,你下一秒回到你游戏的那个圈子里面之后,你再去提示,这都没有问题。但是你一定要有一步,要以一个你真你要以一个立场是你作为一个人的立场,而不是你作为一个圈子的立场。很多时候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作为一个人要有人性。我们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去以我们自己的立场,比如说刚刚跟我打电话的客服,OK他们不想赔我东西,那这是他们写的条款里面的,虽然说是他搞坏了,但他就是不赔。但如果他下班之后,他脱离出他的原有那个体制之后,他能够站出来,哪怕是跟我说一句安慰的话,哪怕他心里面这么去想,那也是他人性的一个彰显。我们哪怕不能实际的去有所作为,但只要在我们的心里有这么一个印象,有这么一个念想,有这么一种态度,那么我就觉得这是这件事情发生转机所推导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对于这个非黑即白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一些血气方刚的青少年的朋友来说,这一点如果能够理解这一点,对于你们情商的提升,对于你们社会人际交往能力的提升,这不是一点半点的,而是如果当你真正能够设身处地去了解到这些事情,然后去权衡好自己对于一些事情的态度,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该怎么去想,该怎么去对待的时候,你们将会收获到社会这个世界带给你们的温暖。
很多时候,我们如果作为一个毫无同情心的人,你去冷嘲热讽一些人的时候,那么当被你沦为那个冷被冷嘲热讽那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的寒冷。 OK 这是你心态上的一个变化。如果你最开始的时候,你是以一个非常热心的态度去面对那些被嘲讽的人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瞬间,假如真的有一天非常不幸,你能若成了那种人的时候,你还是会有一种力量在驱使着你,你还是会自己去协助这自己去爬出那个坑。明白吗?这是一种趋势。
上一次有人问我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他会那些**从良和普通人去重计这两种人的不同在哪里?为什么很多人他会去区别对待?这里我就需要去补充一点,可能他们并没有去理解,我换一个现代一点的说法。很多时候有些人她可能一开最开始他是外生的,然后面她决定要从良了。
OK 要去重置一份正式的工作,大家都会去所谓去赞赏。但为有些人最开始的时候,比如说他这个女大学生,他可以去自食其力去用知识去创造自己的一些财富,但是她却选择去沉沦,我可以去成为人家的小三小四。 OK 那这个时候大家都会一边倒地去踩这个人,那这两种人有的人他就会打抱不平,说为什么?那么我们要区别对待这两个人,他们的性质不是一样的。这个地方就是我所想说的就是一种趋势,它想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变成另外一种状态,它中间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这种状态。这种趋势实际上是占了我们去评判一个事情的标准的一个大多数的一个因素。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在反观,通过这个观点,通过这个逻辑反观我们刚刚的那个事情,就会发现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当一个人他本身就是非常冷酷非常无情的时候,那他在落难的时候,他在陷入那个进退维护的时候,那他实际上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他的那个时候其实也是很冰冷的,他没有办法去自救,他也会非常的痛苦无奈。但是假如你真正作为一个热心的人,你去帮助了人家,但是最后你非常不幸的。
OK 你落案了,我在这里我从来看我这个节目的观众也好,平时生活中和我走得很近的朋友也好,还有我的同事的同学也好,他们其实都知道的,我从来不讲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从来不讲报应,也从来不讲因果。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无稽之谈,只讲一个事情,就是概率,就是逻辑。
OK 这两年是非常重要的。你一个人他做了好事,但是他最后却不得善终,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大家自己也是一个概率学对不对? OK 他只是一个概率分布。 OK 我们都是去用逻辑去看那个事情的,但是他在落入那种窘境的时候,他能不能走出来?那另外一种,他可能平时不去尊重人家,他不去同情人家,去体现人家的人,他在那种情况下他能走出来吗?这两种人能走出来的概率谁都会更大一点。这个答案不言而喻了,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观点。
OK 那么也差不多了,我们我今天就先聊到这,我们下一次攒够一波话题,攒够一波所谓的这个事件,再跟大家继续聊好吧,那今天就聊到这里。那大家再见了,我们下个视频可能是跟深度学习图片识别平台他们的识别率相关的视频,那我们我就不割了,我现在就过去做视频了,那我们先走了。拜拜拜拜。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