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福音】精神極限論:淺談無限的網絡輿論信息流與有限的社會心理承載量之間的矛盾

2022年1月10日 上午 1:55

16分钟47秒

关键词

话题 家庭矛盾 矛盾 员工 老板 权利 精神极限 实力 舆论 国民 新闻 程序员 哲学 精神 社会 保护机制 内核 肉体

文字记录

说话人 1 00:15
嗨大家好,今天有时间跟大家随便说两句。好吧,我讨论一个话题,这也是我和我的小伙伴白鱼先生研究过很久的一个话题,叫做精神极限论。那这个极限论还有精神对吧,大家可以先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其实我们是平常的生活中,有很多时候我们的思考思想,我们的意识形态会变得很极端。那同时我们也会被一些很极端的想法所吸引对吧?比如说我们看到的那些新闻,特别标题党都是什么震惊是吧?然后说这个人居然干了这样事情。 OK 那比如说这个人把犯了什么罪? OK 那个什么某某 5000 是吧5000。 OK 搞了人家小女生。 OK 这是很极端的一种什么刑事犯罪行为对吧?那有可能是某一天某个丈夫把某个妻子给干掉了对吧?因为一些家庭矛盾,然后以及是一些很严重的家庭暴力之类的冷暴力。
说话人 1 01:24
你的这种暴力不限于这个小孩与父母之间的,也可能是丈夫与妻子之间的对,很多很多这种矛盾对吧?那所以说我个人觉得这个精神级别论其实它最大的一个应用场景,它不是在哲学里面,它更多的实际就是一种现代这种舆论,还有网络这种大型的大量的信息载体,就是信息过载的一个时代下面的一种产物。
说话人 1 01:57
你会发现其实如果说我们把时间推到股带去,那可能在 1000 年前或者 500 年前对吧,那个唐朝宋朝甚至你说新潮也好,其实那个时候人们那可能一辈子接收到的信息,我们可能几个星期接收到的信息,这很现实,你知道吗?我们其实现在生活在一个非常非常,信息的密集都非常高的一个时代。那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有个阈值,说对于某一些信息, OK 某一些这个叫什么来着就是信息。对,说信息的一种感知力,它会慢慢随着我们的信息越来越多,它那个阈值会慢慢去变高。
说话人 1 02:40
OK 我们所谓的变高,就是我们的 sensitive 我们的敏感度会降低对吧,一旦敏感度降低了,有的时候我们可以看一些不痛不痒的新闻,那我们不会放在心上对吧?那比如比如说某个公司, OK 炒了某个员工,然后或者不某个员工偷懒被罚钱了。 OK 他如果只是说罚钱,而不是说什么特别的这种明显的剥削的话,那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对吧,那都是大家自己的事情,是工作工作里说你这种阿格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说太放在心上,但是一旦发生一些特别不合理的事情。比如说之前最近一个事什么人家老板不让员工在公司里面热盒饭是吧,把人家微波炉扔了。 OK 那这种事情一下就激起了大家的这个情绪。对吧,因为大家都是打工人,那如果自己的老板不给自己,那吃饭的权利都不给的话,那就谈何公平或者谈何正义对吧?那大家都会觉得自己是被剥削的一方,所以说这其实就是一个精神极限论的一个很好的佐证。
说话人 1 03:45
对吧?只有说当这个有权有势一方对于这些弱小 OK 剥夺他们唯一一点一点权利的时候,那这个时候大家会跳起来,那其实这就是冲击到了一个精神某个点。那这个时候说 OK 那击中了大家内心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件事情,就是说那你每天这么拼死拼活的去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对吧?我为了工作,然后为了工作,为了赚钱。那赚钱对吧?你又把我们唯一一点吃饭的那种权利又剥夺掉了对吧?那其实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会恐惧,说如果你真的是这样去做的话,我的天呐,那我连热饭的我都吃不上,然后你还甚至说什么让人家带饭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说话人 1 04:30
你这不是扯淡对不对?那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很愤怒了,那所谓的什么来着,合不十六米对吧?这就是合不 16 米是吧?那我有这个能力,我能叫人家给我带饭,为什么我不自己去开公司,自己去当老板,对不对?那这说能够戳到人们内心的痛点。那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想到说正是有了这种所谓的精神极限,所以说才会有了人们的一些动力,人们才会去想做一些事情。那就可能以前我们的阈值很低的时候,那一件小事都会触发到我们。那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因为一件小事可能因为人家说了我们一句或者看了一个现在可能看起来不同表的新闻,那我们可能就会去有冲动,我们有想法我们要去做点什么对吧?那他可能就会成为我们的原动力,但是现在的话这个信息太多了对不对?那可能以前能够戳中我们痛点的一些事情,现在看起来不痛不痒,那我可能我们的动力就会慢慢的去消散,那可能会迷失一些方向对吧?所以说这个情况下就会有更多这个更加让我们以敏感的事情出来。你知道吗?因为信息是无重多的是吧,总有一条会触动到你。那可能以前你对这个事情你想都不敢去想,但是你后面你的感知度,你的敏感度降低的时候,你就会觉得 OK 这个事情我可以接受,或者说我可以对他发表一些评论。
说话人 1 06:06
打个比方我以前我我个人来说,我以前很难接受,别人把我绿了这个事,或者说那个我的另一半以前既然是那个什么**对吧,给人家提供新服务的对不对? OK 或者说跟很多那个男人上过床,OK是一个几乎全新的个体对吧?以前我根本都不敢去想这件事,但是后来我发现那我但我经历过很多渣女,那我经历过很多这种经历之后,我就会觉得那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吧,我可以正视这件事情,那我可以对他们发表一些评论。
说话人 1 06:37
那比如说这种女生他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对吧?那他家里背景?什么是促成了他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对不对?那综综上的手术说他的一个背景,他的整个一个体系,一个概念,那我都可以很了解了,或者说我可以去面对这样一些事情,但能够让我去面对这些事情的一个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个人觉得这个原因就是那个我经历了很多对不对?因为大量的信息是吧?我遇到了很多人对吧,我看了很多新闻。
说话人 1 07:08
OK 那我也听很多人说对不对?那这个情况下慢慢的我就能接受了是吧?所以说精神这个极限,它的极限,它具体的概念是干啥用的?他其实这个概念就是用来驱动你做我的事情的。但是由于现在信息实在是太丰富了,那么慢慢的很多东西你要去相当于使得刺激你的这个新新文件信息要越来越能够刺激到你越来越极限。 OK 越来越离谱。 OK 那你才能够有动力去做我的事情,那相当于未来可能我个人觉得就是所谓的失控或者说 chaos 一种混乱的局面,那很多事情完全就没有逻辑,或者说完全非常非常离谱。那这个时候我们才有方法我们才有。说这个想法我们要去做点什么事情对吧?其实很残酷。你知道吧?以前我觉得可能那个我们觉得一一分填一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比如说我们特别爱国对吧,或者说我们特别爱我们的家人对吧,这很简单的事。但是现在你会发现是会越来越复杂,接受的信息越来越多。那到后面的话刺激你的这个事物,它会变得越来越极端,你的精神也会变得越来越极端。
说话人 1 08:24
那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讨论精神极限呢?那我们讨论这个话题就是那在舆论场里面,那我们到底是不是要把我们的整一个舆论的导向,或者说我们整体国民 OK 我们受众社会这些人他们接到的信息,我们是不是要让她们变得越来越极端? OK 越来越来越敏感?对吧,那或者说是我们要维持到一个什么样稳定的水平对吧,使得我们的社会不要变得那么混乱? OK 至少有一个可以妥协的一回的一个余力对吧,这很重要。
说话人 1 08:57
那关于这个话题,我记得我以前跟我朋友们进行过很多哲学上的思考,我们就会想这个精神呐他到底是什么?他跟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因为当时我是本来想考研究生的,就考那个中大的一个新闻新新闻专业的研究生。但是后来我发现在中国你知道吗?现在中国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了?中国的所有记者每时每刻,而不能说每时每刻吧,至少他每天做了啥,都有人在监控,就已经完全没有那种所谓的独立调查这种概念了。你知道吗?就完全没有。你敢去这么一做。人家机关那些国家机器立刻找你。 OK 你说你必须按照套路走,或者说你要加入某个机构某个协会,那你要跟着他们的思想跟你去走,那你没有自己的那个。你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去发表你的主观见解,那其实是很致命的。我个人觉得有的时候你可能看到了,那是事实,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你不能去把它说出来,也不能去暴露出来。你一旦这么去做,立刻人家就会把你是吧,你作为一个人,你不可能没有黑掉。
说话人 1 10:08
对不对?那人家可以你看,比如说之前的什么柴柴进对吧,或者说一些调查记者,那那谁那那崔崔永元咱就不说了,那里还有谁?那个叫白岩松是吧,类似这种,他其实以前是猴蛇来的,他后面说白了,事情很多很杂,常在河边走,咱们不是写这种所谓的河边的政治氛围下,你怎么能不是写对不对?你迟早说一批一批干掉一批长交后浪推前浪是吧,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这就是进来的一个局面。
说话人 1 10:43
所以后来我发现 OK 扯偏了,我觉得我没有必要考这研究生,我还不如现在我舒舒服服的当个程序员对不对?那我有了软件实力,或者说其实我个人觉得我再插一嘴,我觉得现在我们学计算机这些人,我为什么要给这些人这么多钱?我觉得真的有必要给自己那么多钱。我觉得国家或者是我们的国民,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去感谢国家,在这一方面感谢国家给了我们这么多钱。一旦我们这些人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我们一旦自己去搞,你不用想这事必然会解题。
说话人 1 11:18
我跟你说特别恐怖。程序员这个群体像我我个人,像我这种菜鸡,我都有能力以一以一当百,以一当千,我就可以写篇文章,我做一个系统一下可以发到,全网分发,那可能上千上万的媒体立刻就可以收到我的消息。那比如说我又可以开发一套系统,那比如说我可以卖给别人,说如果这个人一旦他的生命体征消失的,那么就会触发一系列的操作对吧?其实这是很恐怖的,说如果我们只是仅站在信息这个角度来看,就已经这么恐怖了。
说话人 1 11:52
你就不用说再加上一些物理的各种条件,比如说战争或者说是一些实时性的武器的伤害对吧?那现在还有更多的什么病毒,什什么生化武器,化学对吧?这种东西很复杂,我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说世世界上的牛人很多,而这些牛人是需要给够了钱才能把他们好好锁住的。
说话人 1 12:15
你知道吧? OK 那我们收回来当时我们在研究这个话题,就是通过哲学的一些角度来研究。我们说这个精神极限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那它是不是精神能够主导物质对吧?我们当时也在学哲学,我们也在很热热衷于讨论这种问题。 OK 那还有说这个跟哲学相关的,比如说这个我们当时举了很多例子,比如说像那个每个人因为这个人他的一个相貌,或者说因为他的一些思想,他的家庭背景,他看到这个社会,他看到的社会也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会比如好看的人。那他进入到社会之后,很多人就会觉得你这个人相貌很好也很帅,或者你很美很可爱对吧?那我就可能你犯的错误我可能会更加倾向于会宽容一点对不对? OK 那这个时候你看到的这个社会就是友善的对吧?你稍微有点小脾气,人家会包容你。 OK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长相一般对吧?那这个时候可能社会就相对会给你一种距离感对吧?那你的你看到这个社会的这样子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人的精说因为每个人看到的这个社会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所以说每个人的精神极限也是不一样的,它的敏感点也是不一样的。
说话人 1 13:39
OK 那第二个说这个每个人都会有这个极限,它不是一个 unlimited 它不是一个没有极限的,它是有极限的。因为我们每个人作为一个生物,OK它都会有一个自我保护机制,说当你受到了说某些你受不了的刺激的时候,那这个生物的本来就会过来保护你,那你可能就会遗忘掉一些东西,你可能会避免对吧,你不要去想某些事情,那他就会选择性的这个。因为其实我们意识不仅仅是意识,更还有一些是我们的生物的机能我们的肉体对吧,它可能会引导你去想一些别的事情,转移你的注意力。 OK 那其实就是一种保护的机制。那我们也想了很多,说这种精神其实你不能说人就是精神,你更多的你精神。其实因为我们学这样机,会有一个概念,比如说我们把人比作一个服务器,那你一个服务器的话,你可能会有你的真正的程序运行的部分一个内核。那可能还会有一个什么部分呢?控制你的这个内核的一个部分。那比如说我通过这个控制系统,那可以启动你的这个内核,也可以关掉你的内核,也可以操纵你的内核里面的一些变量对吧?那我觉得人也是那么组成的,你人除了你自己的想法以外,你可能还有肉体,但肉体其实并不仅仅只是物质,它也有一部分精神对吧,它会去根据你的身体状况去进行调整对吧?你不能说你自己的精神,你就可以控制你每天什么时候就是生物钟,你每天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能够正常的醒来。那或者说你能控制自己吃完饭之后要怎么去消化对吧?身体你的血液怎么去循环,我们要怎么去呼吸对不对?我们不能说完全靠自己的精神去控制这一切。那这样的话我们一天什么都别干了。
说话人 1 15:27
那这一些其实就是我们肉体里面的那个那一套,因为写死的那种,你可以说是算法或者也是属于精神的一种,我们当时这么认为的,然后他去控制的。那所以说这一部分我们不要去忽略,那这一部分其实也在我们的精神极限这个概念里面也是产生了一定的作用的。那我们当时讨论了很多很多类似的话题,OK如果有机会可以分享给大家,那大概就是这样的。其实我说这么多目的的话,也就是想分享大家我们的平时的一些思考。对吧,因为我们毕竟也是在从事舆论相关的一些工作,那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灵感。那对吧?有一些概念我们会觉得说可能以前没有人总结过类似的一些概念,没有人总结过。其实就是这么一种存在,那我们希望能够总结出来,然后你让个人能够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那以后能够更好地去有至少就留个心眼,然后能够在未来的工作里面。能够更好地处理那我们这些事务,那能够达更好地去更快地去达到我们的目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想法。 OK 那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感谢大家收听,我们下期分享再见,拜拜。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