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or创新:国内教辅机构的世纪之争

2022年1月10日 上午 2:02

38分钟23秒

关键词

教辅机构 家长 竞品公司 新东方 学校 学生 老师 辅导机构 高中 命题 分数 现状环境 创业公司 资本主义 教育 思维逻辑 高速发展 动力源泉

文字记录

说话人 1 00:14
大家好这是滕文军,就今天呢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聊聊。最近啊比如像猿辅导、学而思、瓜龙啊、清北教育等多家 K12 在线辅导老师面临停招裁员危机。那现在的话我们国家的政策已经出来了,而且已经是较为完善了。然后也和大家所看到的一样,很多辅导的这些老师,那除了编辑内的就是在学校以内的这些正式的这种初高中的老师以外,那其他的很多已经很多都不幸。 OK 那被裁员当然了,可能她们会有一定的补助。 OK 那毕竟有一些像新东方猿辅导这些甚至像民俗教育,那其实他们都是从传统的这种教辅机构 OK 这种公司企业那转型为了一种类似于 it 互联网的这种企业。那么现在来说的话,我个人对于他们的这个结果,那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对吧,那毕竟的话现在教辅机构 OK 都放缓了,甚至可以说是停滞了这个扩张的脚步。
说话人 1 01:20
那么国家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出台双减政策的一个目的是什么?那么首先我要明我们要明确一个点,说这双减到底减的是什么啊?第一点就是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作业负担。第二点就坚决压减学科类的校外培训,那相当于对于 K12 这个领域是进行了全盘的这么一种制衡。
说话人 1 01:46
那么国家出来这个规定的原因是什么?那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从一个比较明显的一个规定的转变中看出来,国家现在要求 OK 你 50% 的初中生你才能够上普通高中。另外 50% 你就只能去普通的专科类的什么中专, OK 中等专业或者说技术这种类型的职业学校。那这就说明什么?这个说明我们国家的知识性的这种人太多了,那我们需要什么人?我们需要干活的人,那相当于说我们不能够通过补习班或者说这种学业上的应试教育上的压力去 push 或者说去推这些普通的学生们,让他们去内卷。
说话人 1 02:25
OK 那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区分出来 50% 的人,那相当于可能你 75% 的人或者 80% 的人,你在这种强大的应试教育的压力的推手下,你能够达到去到普通高中的这么一个标准,但是这不是国家想要的,所以说才有了这么一个规定。 OK 那这就是高层的这些想法。然后开始了对市场的一些洗牌,甚至于可以说是大清洗。那么长远来看,已经是规范化发展起来的头部企业。和那些刚开是发展或者在发展中的这些企业,在青壮年时期的这种企业,其实他们受到的影响是一样的。在我看来,那当然其实还是得看他背后的靠山是否能够足以支撑他们的一个现状。比如说像那个新东方她们不教学生的时候,现在开始针对家长进行目的性的教学,我觉得她这种转型,那背后一定是有资源去支持的。否则的话他受到这么大的一个影响。你看甚至于说有一些搜题软件都被下架了。那像这种软件,它其实背后的制作成本、研发成本、宣发投入成本是非常非常巨大的。那这一些它如果我没有办法继续营业的话,那对于如果他是一个主营业务,那一定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说话人 1 03:45
OK 那说一下我对这件事情的见解,就是我个人对这件事情的一个切入点。可以说就是教辅机构之间的一种竞争关系。 OK 那比如说像我们字节瓜龙也好,行为照也好,那甚至于说是一部分的需要 4 也好,他们也陷入了一些内卷的状态。或者说他们其实在这个市场,也是希望能够像当年那个打车市场,比如说当年的优步。
说话人 1 04:15
OK 滴滴神州那个还有什么?当年反正有很多打车,什么美团当时好像也有打车。那他们说希望能够不断地去往市场里面砸钱。 ok18 年 19 年的时候,就希望能够通过不断投衔的方式,把竞品就是竞争推投给他投食就靠经济的打法,然后使得自己成为这个行业的龙头。一家独大之后,就可以开始去垄断这个市场。
说话人 1 04:43
OK 大概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说我个人的话,如果说一个大局面的话,局面外的人他可能会觉得那这就是几家教育机构在疯狂地去烧钱,然后由于沉没成本,所以他们烧完钱之后,就在他们烧完钱之前没有任何一家和胸口对吧?那其实这是一个假象来的。 OK 我觉得每一家公司对于自家的运营情况其实非常清楚。那所谓的往死里砸钱,其实不是把你给外人看的,那真实的情况其实根本就没人出去多少,那主要还是得骗 OK 去骗那个竞品公司扔更多的钱。大家达到相同的目标,我骗你扔出了更多投资人的钱,你花的比我的多。那么我就是赢家对吧,投资人更愿意把钱投给我是吧。
说话人 1 05:31
教育机构其实内核在我看来还是一种传统的行业,而且由于沉淀的时间特别长,那你比如说什么名师,那还有什么新东方,他们可能就办了 20 年了对吧?那他们其实是有一套自己的规则以及玩法。那每个机构其实都是从那个血雨行当中杀出成为的,都有着自己对应的细分市场盘踞得非常稳固。目前市场上做得比较大的,就我刚刚说的新东方对吧还有那那个托福考托福雅思的考研的。
说话人 1 06:02
OK 那还有说卓卓越对吧,最出名的就是他们的那个所谓的复读班,民事教育什么之类的。在那个广州的白云区有很多这样的复读班,高四,初试 OK 这种比较内卷。 OK 还有学而思对吧?学而思他们最牛逼的就是 K12 的一种押题。那他们具体押题怎么做的?我们接下来会说。
说话人 1 06:23
OK 那他们其实在过去一直在抢 B 盘,互相的去抢,但是他发现他们在自己在行的领域,别人怎么抢都抢不走,那别人在行的领域,自己怎么抢也抢不来。那后来就形成了一套特有的默契,说大家只好就只吃好自己盘自己的肉就 OK 了,就不要想着别人的东西了。
说话人 1 06:43
那这个时候突然间有很多来搅局的人,甚至是如果说碰到一些来搅局的人,他们之间这些老牌的这种传统的补习教育机构,甚至还会同理合作共克时间。好嘞,碰上说特别资本特别庞大的,他们也会主说联合起来。 OK 狙击。那么就把这个所谓那些背后好像是资金比较庞大这种公司慢慢给它消耗掉。 OK 给它那个打持久战,然后去模型它。那他是有这样一种默契在里面的对吧。因为毕竟如果说你树倒胡生伞是吧,你一家被打倒了,那你没有办法形成一个有效的团队,是那个凝聚力的话,你一样说很容易一家倒了之后,其他的接二连三去倒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说话人 1 07:30
我现在看到说那个网课市场上有很多这种牛级兵,但我觉得说不定。是吧,他们可以一把把这些初创公司 start up 这些公司全部给他吞掉。 OK 那全部收归囊中,所以收购。那上面说了,他们这些传统企业都经过很长时间的发展和沉淀,那他们都有自己的杀手点对吧,作为教辅机构,和普通的学校相比,他们的目标是不一样的。那学校可能更多的还是公益性质,但是他们就是纯粹的这种商业性质,让家人满意就 OK 了。那你小孩学习压力很大,那这个对不起,我是你家老板送过来的。好嘞,那这个不关我的事,那我们的目的就是赚更多的钱,这个目的。你看那个衡水中学,其实说实在的,衡水一方面他可能确实培养了很多河南的优能生,那他们后来赴美上市了对吧? OK 那其实也是一种商业情况,那钱从哪里来的对吧,钱就肯定从家长手上来。
说话人 1 08:25
那怎么样才能让家长愿意把自己小孩送进来补习呢?对吧?小孩分数提高了,家长再这么一传是吧,这种群体效应遗传是 13 版,一个就是家长。对吧,现在都是通信时代了,这个每个班一定会有班群,那除了学生群,还有家长群,那他们这么一传口口相传,一个群地去所谓的这种引爆裂变。
说话人 1 08:50
OK 那这都是互联网的营销的专业词汇了。那这个时候更多的家长就会过来说,OK那我要让我自己加个小号也试一下对吧。所以那个这个目标就转化成了,说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小孩提高最大的分数,那这就是一种纯粹的商业高回暴力的行为,商场能赚钱的。要看来这也是我一直很紧要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应该加一个前提,那不应该也不允许把这种从同臭味 OK 带进未成年的事情对吧。那这些教育机构为小孩说给他们为了给他们提分的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企及,有一些也特别的肮脏和龌龊。比如说我就点名一个叫做卓越。 OK 卓越来举例,你看卓越在广州就开了 20 多家站点,那他们怎么做的呢?老师就是等那个学生放学之后来正常他们学生可能五点钟六点钟。好嘞。初中的他们就下课了,掐开来之后可能晚上随便去哪吃个饭,然后就过到他们的那个站点去学习,开始讲课。
说话人 1 09:59
白天学没学生的时候,他们怎么做呢?他们就让那些老师去每一个学校收集各种各样的题目。那个这个是个重点。 OK 去她们对应的学校。比如说那个站点他在那个白云区,那他可能就收集白云区的学校,那他可能在海珠区,那收集海珠区,他附近可能有两三公里之内的个学校。那可能比如说天河区很大或者越秀区很大,那他有很多个站点,那他这个站点他就覆盖可能半径两公里 3 公里以内的所有学校的学生,那他就是在这样去做的。那可能一个学校比如说我们就算他有 1000 个同学,一个年级 1000 个同学对吧?有人可能不多 500 个。而但是如果说一个区域里面还有三到四所这样的学校,那他就相当于有两三千的生源。那从这两三千里面,他只要有 1% 或者那个 5% 的学生在他的这个辅导机构里面去上课,那他就已经可以维持他的一个正常的收入了,而且显示非常可观的一种收入。你看现在那个补习班是吧,动辄几百块钱一个小时很正常,300块钱 400 块钱是吧?家长愿意出。 OK 小孩愿意学,那何乐而不为。
说话人 1 11:12
对不对?拿到这些题目之后,说除了这个年校大考,其实其他的考试正常情况下还是学校命题,既然是自主命题的话,那么一定就会有这个命题人对吧?那这个命题的流派或者说它的一种逻辑,它是有一定的特征的,或者说是通过一种说私人关系。 OK 那我跟你这个学校有一些秘密的协议对吧,那我就可以拿到你学校的这个题库了,甚至是有一些学校的老师。也在教辅机构做兼职,那这是很正常的比如以前我就不说是哪一个老师了,反正以前有个化学老师,那他在学校上完课之后,他就去什么新东方那里当化学的老教辅那个老师他在我们学校当时很牛逼了,Lark可能培训一些比我们学要更加一般的一些学生对吧,她是有这个优势在那里。更有甚者比如说他们会有一些学校,可能会除了这个教辅机构以外,他们会做一些自己的文章。比如说我是一间初中的校长。
说话人 1 12:14
OK 最开始的话如果说没有任何利益方,那我我肯定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要把我学生送到最好的重点高中去对吧,这是每一个正常的老师都会去想的这么一个问题。但是一旦有这个利益出现了,那比如说我说突然间有一所新的学校新的高中,那这个高中他希望能够成为比较示范性的这种重点高中。那他怎么去快速增长对吧?快速发育。
说话人 1 12:38
OK 冷启动。那我觉得这个有一个定理,它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一个说一定是拿你的人才,拿你的绩效就会高对吧。你看那些大公司大厂全部都是要那些,工作效率很好,那都是名校出来的,这些学生那他们也不例外。说那我我作为一个新开的这么一个学校,我希望成为重点。那么我是不是要招很多很多优质的生源?那么为了这些优质的生源,我在前期就像创业的公司一样,我是不是要有一个前期投入,我甚至可以去花钱买这些生源。
说话人 1 13:11
那这个钱给谁?是不是给学生可以给学生?比如说你成绩很好,那你本来可以去到一个很牛逼的已经是很老牌的一个重点学校了。但是我给你很多很多的钱,比如说你成绩高出重点线多少分以上,那我就给你加多少钱,我当年特别珍惜,说高速重点限 10 分,我给你 1 万块钱,高速重点 10 分,反正每个 10 分,好像最高我记得是可以给到 10 万左右。说你能够去到我们去,整个广州是最好的学校。但是你还是选择了刚开始那个高中的话,他就给你这么多钱。 OK 那接下来主要如果你要钱的话,那你就相当于帮他们这个学校去建立了一种重点的一个基础。
说话人 1 13:55
OK 那这是一个所以说,那这个钱除了给学生以外,因为就算是这样,也不见得很多学生,因为他们可能很多学生在家里面不刷钱对吧?那这个钱给谁呢?那就像我刚刚说的,如果是一个初中校长,那她们可能都会找到我。那么我拿到这笔钱之后,我就有一个目标,就是我需要让更多我在我需要读书的优质学生去到你们对应的那个学校。那么怎么去到那个学校?这个时候是不是要玩一些猫腻,或者说有一些潜规则是吧一些手段才能够达到这个目标?那这个时候怎么做呢?其实就可以跟教辅机构去做一个 match 那比如说 OK 啊,我们教辅机构的话,其实有一些同学学他们的成绩并不是特别好,但通过教辅机构他们就变好了。那可能有些同学她没有上教辅机构,她没有读任何的补习班,那他他成绩一直都特别好。那这个时候就相当于是作为命题老师的话,可以把题目出得特别难,或者说是我们数学上有一个分布叫做科技分布。
说话人 1 15:00
OK 那他怎么去做呢?我出一份卷,波谷和波峰的一种分布关系好,学生他能考 90 分,然后一般的学生可能考 60 分。但是我如果出一份试卷,这个试卷会导致好学生可能考 80 分。差一点学生他可能考 75 分对吧?那他区分度不高的这种题目的话,那就很有效了。
说话人 1 15:20
说你能够给那些学生一个假象,甚至可以把这个题目出到模拟考里面,给那些学生以及那些学生的家长一个假象,说其实你的学生这些人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考到这些好的学校。 OK 那你说不定你这个成绩你就只能去到我推荐的可以塞给我钱的那种学生。 OK 那这个时候教辅机构他们有专门的命题源,那他们甚至可以是根据那当前学校的一些题目进行拟合,以及达成这样一种区分度不高的这样一个效果。但是这个东西其实很容易被学生看出来,因为学生才是真正去做那份试卷的人。但是因为中国特殊国情的关系,中国的这些青少年在社会群体里面的地位是非常低的。
说话人 1 16:10
OK 我可以毫不掩埋地说这么一件事情,那这个时候就会导致说很多家长他就一厢情愿或者说一切都要,听她们父母的,那他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那这个时候小孩就没得选择了是吧?那甚至是他不是自愿,或者说他是后来才改变了他的资源选项的话,也许能够收到一部分的这个所谓奖金。
说话人 1 16:35
OK 这个刚刚说的像成为示范性高中的那个学校。 OK 刚起来这个学校给的钱,但是那并不是它的本意。对吧?这里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那其实就是套路是吧,它钻的一个空子的一个点在哪里就钻,它其实就是指导这个社会。对于我们学生这个群体,它是一个弱势群体。那你做什么的话,他们也没办法去反抗,或者他们没办法去做到什么事情来去制衡你的这个决定或者说是一种资本的运作对吧?我们接着说回来。
说话人 1 17:07
OK 我们说到这个他们那些补习机构是怎么样的?那他们的学校我们刚刚说的有一些命题人,那么这些人要么就是通过这个私人关系,OK拿到了学校的题目,那么就给这些学生去做,达到一个短时间提分的这么一个效果。那其实很简单,说我大家都是自主命题的话,分数确实提高了。那有一些他可能不是自主命题,可能是联考的,那分数就低了。但是没关系,因为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这种问题。所以说那如果说你联考成绩差了,这个东西的话,你因为他是一个很玄学的,你就大不了每次考差了,当时的那个钱我就不收你了,你考好了我就收你的钱,那就算是这样我也是赚的对吧。在经济的那个利益面前,或者说在这种资本化的运作面前,这种东西是很真实的。 OK 那玩玩手段玩只鸟都是很真实,但现在还有大把人骗投资人的钱对吧,都是类似的方法。给到这些题目给到老师之后,剩下的我就不用说了。对吧。那老师在辅导学生的时候说,我们这道题我们家的。 OK 或者我们要注意一下这个题目的解题方式对吧。那如果说你做不出来的话,那没关系,我来帮你做,那我分镜给你听,那你这样我把这个嚼答案嚼碎了,吐给你再喂给你,那你还能不会对不对?啥都会是吧?这个是很真实的。
说话人 1 18:22
那么这就导致了个什么情况?表面上大家都是学生,但是因为暗自的一些原因,undertable的一些问题,那你通过捷径拿到了比我更高的分数。但是和我的家长这是非常重点的我和我的家长我不知道,我的家长也不知道你走的是捷径。然后家长就开始觉得这是不是我自己努力没有到位对吧成绩不好,然后也会开始自我怀疑对吧,那个学生也会自己自我怀疑,开始失去自信。
说话人 1 18:54
在成长的过程中失去自信的是一件非常知名的事情,因为它有一个趋势效应,它说今天你觉得你自己不行了,那么明天在这种自我暗示的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你会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行。 OK 久而久之会出现这个什么问题?就是真正牛逼的那种老师,他可能老师学习他学习如果说没有补习班的话,他其实确实很好,那这个时候能先老实人他没有采用补习班,那他就会觉得自己不行了,会持续自信了,那可能他就下去了。 OK 那可能还有一些人他很牛逼的,他知道自己牛逼。 OK 他知道自己确实有认真学,他不会因此而失去自信,不会被打击到这种人。那我就说你这人真牛逼,但这种人很少,你知道吗?在中国这种现状环境下,教育的田式教育一定是教育,这种未开化教育情况下,这种人出来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 OK 所以我们不能说指望那个学生自己做这件事情。
说话人 1 19:48
OK 反倒是那些精致的利益主义者混成了主流,这不是劣币趋于良民对吧?其实我说劣币趋于良民,之前我们说过在自媒体领域,这是一个伪命题。但是特别是像教辅教育,尤其是学生 K12 也好,这是大学生教育这个圈子里面这个在象牙套里面半封闭的这个圈子里面,劣币其实良臂的是一个现实的命题,它是一个真命题。
说话人 1 20:12
好嘞,当然我也不是说全部来反对这种投机洗脚行为对吧,那平均你说我自己有没有投机洗脚我一定有对吧?我说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我之前有说作为一个创业的人,每每一个创业出来的人,他的第一笔金,他的原始积累。 OK 除非他是打工出来的,但是你就算打工出来,你自己没有办法拿到那么多的钱,你的原始积累一定是靠灰色和黑色的方式赚出来的。 OK 我就把这个话放这里,一定是这样的,你不要跟我说什么,你赚得特别辛苦。 OK 有一个什么原始积累是辛苦,你说串出来不是这样的。 OK 比如说你年终,那老板给你一笔钱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对不对?那这个钱你说是正正当途径对吧?你是交过税的对吧?这不能这么说。
说话人 1 20:55
OK 好。没问题,大家都是可以去投机取巧的,这没有问题。那但是最让我在意的是那个盗亦有道,你知道吗?说这种这种投意需要她是不知情的。我打个比方,假如说学生班上的学生都公开自己上过哪些补习班,做过哪些题目,有哪些题目被押中了。那我觉得 OK 对吧。那比如说你花了 300 块钱,你报了一个班,如果说我拿不出这笔钱来,我家里很穷,我就给我上不起门补习班,小孩学不出流,我不认可这个结果。但是假如**有钱,我今天他妈是矿主,我家里有矿对吧,我可以花 3000 块钱,我花 3 万块钱,我要 30 万,我找更好的老师报更好的班,我拿更高的分数。
说话人 1 21:41
分数是检验学习努力的标准对吧?当大家拼的不是努力,而是分数。那么这一切 ITN care 有弄 ituncare 反正都是玩。但我真正在乎的是,如果把每个人努力单拎出来,相比你通过这种瞒天过海改的行为骗过了别人,让别人以为你肯用功,进而使得她们的家长对明明比你用功的学生进行责备的时候,你和你的家长是不是应该被谴责?难道良心没有不安吗?对不对?这种例子还有很多,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印证了马上效应未成年心智不成熟对吧?被各种人管着,被可能管控的。
说话人 1 22:24
尤其是我们这个社会下对吧,这种压抑的环境,想自认清白几乎是无路可寻的对吧?那你比如首先他很牛逼,我说你这个培训机构不 OK 是吧,**去教育局告你告他什么结果,尤其是你小城镇的,你说大城市还好对吧?大城市其实也就连白一两眼就算了,小城市怎么样直接把你搞死,你就不用读书了,你别学了,你这样退学把你逼到其他地方去,甚至把你一家都从这个城市逼走,这都有可能我见过很多,甚至是你说当时湖南长沙那个怎么把人家学那个什么老师埋在操场底下,埋了 16 年对吧,那个事不是一个道理是吧,就是冻蛋糕,而且是什么庙小腰痛大吃浅**多,尤其是这种象牙毯的半封闭环境,尤其是中国这种学校出问题出特别多。我跟你说。
说话人 1 23:11
OK 那明明这种学生他本来应该是 supposed to be OK 他本来应该很牛逼的,他本来应该充满自信,应该成为上流阶级。但是天资聪慧的他们最后却走的下坡路,谁都谁之过,这是谁的罪过。 OK 那这些东西可能需要他们成年之后慢慢思考才能得出答案了。那花费很多时间才能够有这种能力,说才知道你自己有几斤几两恢复自己的自信,你包括我自己,我也是这种人。
说话人 1 23:41
OK 那你相反,你如果是个成年人,那你一定会你要是有点想法,你就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力量统一一切可以统一的人脉往死里给你弄对吧。企业之间斗争反正都是赚钱不喊颤对吧不喊颤,谁都不喊颤,不用担心在意任何的目光。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可以被避免的。说只要这些教辅机构可能够良心一点,那家长别把自己的孩子当筹码是吧,但是在资本的运作下,这一切是不可能的。所以很多时候我自己我一个什么观点,我说我保持一切的怀疑权,我保持我怀疑的权利。就是我既不对你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抱持绝对的信任,我也不会完全相信你的资本主义会给人类带来什么福祉。所以我一定是一个非常中立的态度,我就看待你们这些制度到底给我们实际带来了什么。
说话人 1 24:35
OK 你可能在 A 时间点能给我带来很多你是有利于我们的,比如像苏联和美国,当时在冷战那个时期,每一个体制的思维形态都想试图证明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利于人类幸福的意识形态。那个时候的话我就觉得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他们一定有她们的好处,因为她们毕竟都是为了人民去做件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那可能某个势力他盘踞一方对吧,他没有其他的去约束他,或者说没有这种第三方的独立调查权和管辖权的时候。那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知道吗?这样的话会有一个什么结果?那那就是全凭他自己的良心对吧?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没有办法,去能够撼动他们的一个地位。他们想让你好好,他们不想让你好就不好,那相当于你没有任何选择权,你只有付出了权利。对吧。
说话人 1 25:29
OK 那接下来我们说一下内卷和内耗。我想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篇关于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个生存手册,也是某位长者的学校。 OK 学长学建们期望能够通过这本小册子。 OK 自言片语,改变同学们对待世界行为处事的观念。那其中就提到了对于应试教育的反思。那么这里有几篇有几段话我特别希望能够送给大家说最开始就比较负面,不得不告诉大家一个遗憾的消息,国内的很多大学是已经很崩溃了,说已经是一种象牙塔固化的一种教育方式和教育体系。就无数的充满求知欲、激情与年轻梦想的学生们将要把自己的思念青春托付给这件大学。但是这件大学并没有很好的回馈同学们的信任。这个学校你看你交大已经非常非常好的大学的,你就可想,而是像我们那样的学校那种大学。
说话人 1 26:27
我听了说了句话,我说中国大学不是来教书育人的,中国大学是用来维稳的,用来避免下一场六四的,你知道吗?我说的特别直接,那领导不会为你负责是吧?相比之下,说你看吧,他们这里有写,在当今这个流水线式的教育体制下,每个人都像廉价的零件一样被伸展出来,数额非常的大。
说话人 1 26:51
那没有人会对每一个人的教学上去负责对吧?那相当于是什么意思?相信大家都是对着课本对 PPT 在念而已,其他的都靠什么都靠学员自己,你有没有创造力是吧?你是不是那个有自我的这个自我管控能力以及自驱力全都靠全自己对吧,他并没有去引导,这是最关键的。
说话人 1 27:13
所以她写的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说她希望能够通过学长学姐对自己当年这个学学习时代的反思,来告诉新的同学们你们应该去怎么去做,你们应该想什么样的问题,你们应该去如何在大群里面保持自己的心态,然后告诉自己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OK 我看到这文章之后,我就觉得真正有潜力的市场应该是在应用教育的领域。什么叫应用教育?就是所谓专业教育,你只有说你读完了应试教育之后,然后你去到专业的教育,你在实践中慢慢去领会你在每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知道你自己缺乏什么,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你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知识。只有当你走到了这一步,你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真正要学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开始去星辰大海。
说话人 1 28:02
OK 开始在书海里面去奋战,去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看问题之前我同学跟我说他有一个非常伟大的一个创业计划,他就说希望能够在大学里面去创造一下这样的一些组织。 OK 在一些抓大学里面去做一些试点,就是找一些学生,然后让他们在寒暑假的过程中,那个直接去到对应他们专业的领域的公司或者工厂去实习。那这些学生除了每天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以外,更多的是我们希望 OK 我们会教给他一些任务,让他们自己去探索去摸清楚这个公司的至少是它的一个架构、盈利点以及商机到底在哪里。
说话人 1 28:48
OK 明白这个公司运行的逻辑,可能在此之后交一篇 report 交一篇报告给我们,那我们会记录他的一个工作,以及他们对于实践还有反思的一个过程。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过程。那么我会把这个过程作为一个视频,然后上传到社交平台这样去以此为一个引爆点。那么希望能够影响更多的类似的学生,能够帮助他们,引导他们去找到他们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以及引导她们对于自己未来城市的职业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说话人 1 29:22
OK 为了做到这件事情,所以我说应用教育的领域是非常需要这样的教辅的一些协作的。那这个领域就跟我们的应试教育是不一样的。你要在专业领域有一些建筑的话,比如说你说你是一个学建筑的,那么你最终的目的是不是电一栋楼,或者说你设计一个楼,那你可能是建筑里面一个细分的设计的领域,或者说你只是一个工程领域。比如说你在建这个楼的时候,拿你的那个立柱或者说拿你的受力点,那需要怎么去规划,需要怎么去计算。 OK 那么这些内容它其实是不需要去内卷的,它不是说学出来是没有用的。
说话人 1 29:59
应试教育我说直白点意思,教育学出来就是没有用的,它唯一的用处就是为你让你有个好学生分数,然后为了让你在学生之中脱颖而出,然后去到一个好学校,然后去选择你喜欢的这些那个应用教育的这个领域。但是这种筛选它真的有必要吗?我们其实更多的我们甚至是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所以我们当时会做出很多舆论上的一些困扰。
说话人 1 30:24
如果说因为我们觉得这个应试教育的筛选是莫须有的一个真正牛逼的人,那他就是这个牛逼的人,他可能存在于非常优质的学校,那 985211 也可能存在于什么,也可能存在于中专这种,他只是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做的是筛选出那些能够想明白的人,并且让他们尽早地想明白和把那些永远都想不明白的人给他筛出去,或者说花很大成本的人给他筛出去,把这样的人去做一个分类,这个才是我们最理想的状态。但这样去做势必会影响现在的这个教育局面。要从唐宋一直推举至今的这个所谓科举制,它的本意是好的,就是永远开放上升的通道。而上升的通道的开放就意味着就是社会发展动力的源泉。对吧?你有个上升通道永远是有机会在那里对吧?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带来的阻力要超过他带来的动力。就像刚刚我给大家推荐的一个手册里面写的,就多少学子挑灯夜战,每天学习的都是些什么没有实现价值的东西,仅仅是为了检验自己能力的知识。
说话人 1 31:30
那我我个人来说我记得特别清楚,刚上高中的第一天,我把饭菜送进嘴里的那一刻,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这饭菜吃下去有意义吗?吃饭餐的我有意义吗?那些饭菜在送进我嘴巴里的那一刻,我到底是不是构成了一个浪费?我真的会这么去想我是不是一个废物? OK 所以在重点学校的每天面临的就是数不清的题目,大考小测课程。
说话人 1 32:01
OK 我有真正对这个世界产生价值,那个时候我其实没有人有,那个时候没有学生会对,这个是有产品价值对吧?所以那个时候支撑着我的是什么呢?是学校的社团,因为在那里我才能够真正开始去实践,才能真正去释放我的灵感。 inspire critivityok 真正的放开心智去创作,但是设备和资源有限,时间精力也很有限,所以到最后很多项目都无疾而终了。但是我们还是做出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是我这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然后来到了大学让我出来工作,那些东西成为了我的财富原始积累。那些东西才能够让我在大学的时候有很好的思维逻辑,去做更多更好的项目。
说话人 1 32:46
然后由那些大学的项目再到我现在工作的项目,我是循序渐进的一步推的,一步一步去走,走到了今天才开始慢慢和周围的环境接轨。 OK 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这很不容易。我们现在一个目的就是我们希望能够去简化我们当初的一个过程。我们当时确实特别的不容易。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想了很久,增长了很久才有这么一个结果,他们才会有这么一个结论。在过去,也许内卷是很重要的,那毕竟大家都没得选对吧。 80 年代 70 年代,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领域给你选是吧。但是在当下,应用和创新才应当换为主流。尤其是高速发展的中国,通常来说,6%的 GDP 投入到产业创新这个国家才算真正步入了高速发展。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更多创业性的人才来完善,保证 K12 公平竞争维系运用和启发教育不间断,这才是发展的正确指导。
说话人 1 33:46
收回头了。其实刚才我有提到,说我这么多的信息都是从一个在教辅机构工作的以前的同学身上所获取的。那我跟他的关系其实是比较恶劣的,因为他会比较单纯的会觉得读书可能就是应该。现在的那种选拔制度,他觉得应该是服从的。但是我问他为什么要服从的时候,他会觉得说这是一种传统,或者他会觉得这样的一种方式有他意义,但是他并不能很清楚地说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意义。
说话人 1 34:21
当我提到说我希望能够成立一个独立调查组织,或者说我希望能够做这么样一件事情的时候,那他可能会有一些强烈的抵触情绪。当然这点我能理解,因为一旦这些事情做不成或者说受到一些影响的话,这个代价他确实付不起。当时我希望能够拉他成为一个合伙人。那其实你要知道我们在国内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困难,一旦出现什么闪失,我们基本上没有办法再待在国内了,我们可能就要去到东南亚,像新加坡,甚至去到美国,甚至去到其他不知道什么国家,我们真的就会面临这么一种局。当然其实我个人是比较乐观的一个人。 OK 那我说短时间内其实不得不处于某一种对立的一个层面了。大家的那个想法不一致,那我觉得可以理解,那个社会因素、环境因素、家庭因素都会有影响。那我觉得可以理解一个左一个右对吧,那种阶级斗争来说都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那我说实在,其实我没有想到你也是我脱离意识教育这么多年了,最后还是绕不开这场分子。你知道吗?因为当时我记得我学生的时候,我初中时候我就发现了我们那个学校的一些轨迹。然后我就说我们的学弟们不要被学校收欺骗,不要让自己的家长被学校所蒙蔽双眼。
说话人 1 35:35
OK 我说我们这是一种进步运动,有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运动这个词。 OK 言之避不及。 OK 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反抗对吧。而矛盾都是无限可分的,你这个矛盾当它不够大的时候,它也可以有运动对吧?它小也可以是运动,它大也可以是运动,它其实就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斗争对吧?但是斗争到最后的一个是什么结果对吧?那一定是否定的。
说话人 1 36:04
我们说觉得世界是在不断变动的,说你们要用一种运动和发展的目光辩证地看这些问题。也许通过我们的努力,就是只要不停下脚步,局势就能从量变到质变,最后抵达理想的变。我其实在做一些事情,除了我刚刚说的以外,比如说我的媒体行业对吧,我说 06 年土豆创立,当时没人看好 PGC 或者 UGC 这种媒体市场。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把它当做一种热爱,就算它是很文艺的很小众的,那也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从高中要一直到今天的对吧。
说话人 1 36:38
来 16 年通过某个大导演从是过相关工作之后,那一七年我出来单干。 OK 那还是获得了不少成就。而且我发现更多比我更加热爱以及坚持更久的人们,还是要赛道上越走越远,那他们获得的也比我多了很多。那这是他们应得的是吧?你让我相信只要能够坚持下去,是能够看到结果。
说话人 1 36:57
客观来说,如果站在商业本身的角度,实际上要小心两个实例,一个是基层人民,第二个就是少数派的群众。 OK 那一个是社会主义的动力源泉。另外一个是资本主义证明的动力要求。对吧?两个都是主导因素。你看我们在这里大家都要听基层人民的话对吧。在美国大家都要听什么?听少数派群众的话对吧?
说话人 1 37:33
那其实这是很恐怖的事情,就是当底层的压力达到一个阈值的时候,他们就会自动产生,且反抗力量某种力量就会出来。而少数派群众实际上形成的原因也很相似,它们便是有能力的弱势群,相当于在大众之中会歧视,而在某个领域具备很强的力量,就能够形成一定影响力。当这类群众由于利益受损且得不到同情心的时候,很可能就会做出极端的举动。
说话人 1 38:03
OK 就像当年的文档,无论如何,我们如果站在资本的这一方,就算不得不损失小部分的群体的利益以保全大局,不得不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也万步可以轻蔑对待这些人,也万不可以让这些人的人格受到侮辱。好,那你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