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1_体験版.txt
;◆背景(電車内-夕)
;◆効果音(電車内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
开春。
因为陪同父亲出差的缘故,
我离开故乡已经三年了。
故乡的风景透过车窗映入眼帘,使我心中涌起一阵思念。
在这里,我将再次开始崭新的校园生活。
那边的学校也并不是没有乐趣,
只是没想到当时我进的竟然是男校……这对于我这种处于对异性趣味盎然的年龄的家伙来说
简直就是煎熬
尽是男生教室、尽是男生的走廊、尽是男生的体育课
毫无希望与梦想可言。
但是,即使是那样的日常
我还是挺喜欢的。
决定回乡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我即将就读的学校是男女混校。
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向我献上了祝福的话语。
于是「我们的希望就托付给你了」……像这种话。
除此之外
「绝不允许你一个人偷跑!」
「有认识的女生一定要介绍给我啊」
「不是约好了要一起童贞毕业的吗?别背叛啊!绝对不要背叛我们啊!」
之类的。收获了各种各样充满了嫉妒的话语……不过这些先放一边。
大家……我现在正飞往高处啊。
名为男女混校的美妙的高处。
接下来,接下来就是交第一个……
女朋友……!!!
和树,「…………………」
和树,「……哈」
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吧。
;◆背景(暗転)
…………………………
;◆背景(電車内-夕)
;◆効果音(電車内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
随着电车摇晃了一段时间,
是到了傍晚的原因吧,电车里逐渐拥挤起来。
回过神来,在我的座位前方
站着一位把手搭在吊环上的少女。
短裙轻飘飘的摇曳着。
我不由自主地抬起视线
;>>碧里立ち絵アップ
……哦
美少女,相当棒的。
今天是星期天,她却穿着校服,大概是因为有社团活动吧。
???,「…………………」
;>>↑名前は???で
我就这样想着一些很健全的事情……
和树,「…………………」
不过她那双充满魅力的美丽瞳孔还是让我看入迷了。
???,「?」
;>>↑名前は???で
于是,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和树,「…………!」
遭了遭了。
;>>碧里立ち絵消す
我马上低下头挪开了视线。
???,「…………………」
;>>↑名前は???で
美少女之后就没一点动静了,
规规矩矩地站着。
;◆効果音(電車内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
和树,「…………」
呼……刚想着“好想要个女朋友啊”这种不纯洁的事
眼前就出现了这么可爱的美少女,无论是谁都会动摇啊。
……………不过,
这也是我经常思考的事情,要怎样做才能跟街上或是电车里偶遇的美少女交往呢?
完全没有打开局面的契机,导致无法进行语言上的交流。
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就此打住……没有好的「接点」,交往什么的就是空谈。
根本连朋友卡都收不到啊。
要怎么做……才能与偶然遇见的美少女交往呢?要怎么做呢……!
虽然也有由自己强行制造「接点」的办法。
也就是所谓的「搭讪」………
和树,「(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让这几年与同龄的女孩子话都没说上过几句的我去搭讪,
难度也太高了吧。
还是先回老家,从姐姐和妹妹那里得到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指导吧,
然后在明天开始的新校园生活中,慢慢地接触班上的女生,
最后踏上通往「女朋友之门」的幸福大道。
一开始就以「电车上偶遇的超级美少女」为目标是不可行的。
没错,这是错误的。
所以要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地努――――
――――啪嗒!
和树,「嗯?」
这时,
我的视线中好像出现了什么……
――――――――啪嗒!
和树,「??」
又来了………
怎么回事?膝盖上……水滴?
和树,「……」
电车里漏雨了?怎么可能……直到刚才都没下雨啊……
我一边这样想,
一边不经意地
抬起了头
…………在那里的是
;>>碧里表情ドアップ(爆睡ヨダレ顔)
;◆効果音(迫力音:ドン!)
和树,「呜?!!」
――――――――呃?
;>>碧里表情更にドアップ(爆睡ヨダレ顔)
;◆効果音(迫力音:ドドン!)
和树,「什么?!!?!」
――――――――呃呃呃?!
之前的美少女抓着吊环陷入了爆睡状态
而且离我非常近,马上就要扑到我身上来了。
???,「………咕——……呼——」
和树,「………………」
这一幕让我茫然得说不出话来。
和树,「………………………………」
???,「………咕——……呼——」
真的完全睡熟了……吗?
嘴角还流淌着亮晶晶的口水
聚成的小水滴正往我的裤子上――――
啪嗒!
和树,「呜哇!?」
???,「………(呼咻)!」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叫了出来,美少女稍稍抖了下肩膀。
???,「嗯……」
然后稍稍张开了惺忪的睡眼。
???,「………………」
和树,「………………」
在这极近的距离下,两人的视线交汇了。
???,「………………」
和树,「……你,你好」
总之先打个招呼。
???,「…………………………」
和树,「我的座位让给你吧……你看起来好像非常累的样子」
???,「…………………………唔!!」
???,「不,不、眉观……」
吧嗒吧嗒!
「没关系」大概是想说这句话吧
嘴张得老大,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而且挂在嘴角的口水又汇聚成液滴状,
朝我的裤子滴了下来。
和树,「呜哦」
???,「唔!!?!?!」
美少女「啪」地一下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眼睛瞪得老大。
???,「对,对不起!!那个、我、我、我……、不小心睡着了,那个」
???,「不好、意思、不、不是故意的!真的、那个、啊、额、那个、不小心就打了个盹」
美少女满脸通红,慌张得不知所措。
那混乱的样子马上就成为了其他乘客视线的焦点。
???,「……………!……那、那个……必须要擦干净……手帕、咦,手帕……不见了?为什么……咦?!」
;■台詞分割したい
她混乱得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清楚了。
口水滴在了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下半身上,确实无法让人冷静啊。
???,「………………………………呜」
在乘客们视线的洗礼下,她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
眼眶里。
和树,「………………」
感觉她好可怜。
……没办法。
我「哗」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
和树,「请坐。我下一站就下车了」
???,「但,但是」
和树,「你似乎是累了,一直站着可是很危险的」
???,「…………………唔」
刚说完,她的脸再次红得像辣椒一样。
和树,「那请坐吧」
???,「…………………」
???,「…………………谢、谢谢」
仿佛独自低语。
恐怕这对于身处窘境的她来说,
已经是竭尽全力才能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感激之辞了吧。
虽然不知道她在哪一站下车
不过在她下车之前,如果还要与我照面,对她来说一定像是地狱。
比起让她对我感到愧疚,还是怀着感激的心比较自然。
于是我就这样走向了车门
像我告诉她的那样,在下一站下车。
下车的瞬间,我最后一次朝她看去……
???,「…………………」
她正好也看向我,气氛又变得尴尬了。
不过仍然相互点了点头,
然后我下了车。
;◆背景(暗転)
;◆効果音(電車内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
…………………
啊啊,神啊
如果这就是我与她之间的「接点」的话,这展开也未免太严峻了吧。
就没有更合适一点的「接点」了吗。
今后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和那个女生再次碰面了
我们的关系只会更难堪吧……甚至会有意识地避开对方。
如果用正分负分给初次见面打分的话,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是负分,而且负得很惨。
结束了呢……
永别了,电车上的口水美少女哟。
…………………
;◆背景(空‐夕)
和树,「接下来……」
就是这么回事,
我提前了四站下了车……
不过,我的人生中能够看到连「接点」都没有的超级美少女的
;>>回想 碧里表情ドアップ(ヨダレ顔)
那种毫无防备的表情。
不如说这反而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即使是成为了那个女生的男朋友,那种表情也应该不是那么常见的。
这么一想,她的那副表情都让我有些兴奋了
一边想着这些蠢蠢的事情,一边考虑接下来要干什么
和树,「既然提前下车了,干脆在这附近逛一逛吧」
;◆背景(暗転)
…………………
;◆背景(繁華街)
;◆効果音(屋外ガヤ音)→■良いのが無い
在离我家四站远的商店街。
咖啡厅「larme」静悄悄地伫立在角落里
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呢。
;◆背景(喫茶店)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狭窄的店内。
仿佛这里的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这情景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只是,以前一直站在柜台后的店长的身影消失了
一个陌生的女店员,在没有一个客人的店内擦拭着玻璃窗。
店員,「欢迎光临」
我在餐桌边坐下,
有些不安地张望着物是人非的店内
女店员走过来给我倒水。
店員,「您要点什么?」
和树,「一杯冰咖啡」
店員,「知道了」
店长怎么样了呢。莫非,已经不干了么……
店員,「那个……」
这时,店员有些困扰地向我这边问到。
和树,「??」
店員,「您要点什么……」
和树,「额?不是说了冰咖啡吗」
我应该说过了啊……
店員,「不是、我问的是您的同伴……」
和树,「哈?同伴?」
我有带同伴来吗……
;>>BGMストップ(無音)
???,「…………………」
和树,「…………………」
???,「………………………………」
和树,「………………………………」
;>>BGM「里沙のテーマ」
???,「…………………呜咻,一杯香蕉汁!」
和树,「呜哦!!?」
怎,怎么回事这家伙!??
突然就窜出来……
???,「噫!!!!!!怎么突然坐在我旁边啊」
和树,「 噫!!!!!! 那是我的台词」
???,「灵异事件啊!!」
;◆効果音(コミカルな頭叩き音:ポコッ)
和树,「丫的你谁啊」
???,「呜哦,被吐槽了!我可是把被老哥你吐槽作为梦想才进入业界的哦!感激不尽!」
和树,「那我是谁来着,业界大公司的总裁吗」
???,「呃……讨厌,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了……脑细胞死光了吗」
和树,「……………」
难得我有心情陪你犯傻……这家伙什么意思。
???,「不是不是,太突然了实在是抱歉。我是这家店的常客」
???,「我看老兄你一副让人放心不下的表情,所以就涌起了兴趣。」
和树,「诶,诶……」
???,「不管怎么说,这家店太破旧了,几乎没什么常客。新客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啊,店员同学麻烦快一点~我喉咙要冒烟了ー」
店員,「是……再重复一遍点单。冰咖啡与香蕉汁,是吗?」
???,「香蕉汁跟平常一样少放点糖,多放点香蕉」
店員,「哎,那有点……本店做不到啊」
???,「那,那普通的就行了……」
和树,「你绝对不是常客吧」
???,「那个嘛…………那个嘛……………」
???,「不能说!」
和树,「那我先走了」
???,「deng、deng、deng、等一下!!」
那个奇怪的女人突然抱住了我。
???,「老兄你要是跑了的话有人会冲我发火的~~!」
边哭边抱着我。
和树,「谁会发火?」
???,「这,这也不能说……要是说了,大拇指指甲盖可是会被掀掉的」
和树,「太残忍了……到底什么样的家伙啊」
???,「总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回去了吧!」
什么看在你的面子上啊,明明是初次见面……
和树,「真是的,我知道了……别再给我犯傻了。」
???,「不犯傻有点难啊……」
和树,「…………………………………」
???,「我知道了!绝对不开玩笑了!」
和树,「好……」
为什么我能够与初次见面的女生这么不拘礼节地对话呢?
嘛,作为引导还算不错吧……话说回来这家伙谁啊?
???,「啊,趁现在先说清楚,剥指甲盖还是说得太夸张了。」
和树,「…………………………………」
果然还是回去吧。
;◆背景(暗転)
…………………
;◆背景(喫茶店)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姆姆!!」
和树,「别乱闻啊」
???,「姐姐的味道」
和树,「姐姐?」
往店门口看去。
???,「………………」
一个打扮得有些花哨的女人站在那里。
???,「姐姐!」
缠着我的迷之喜剧演员以百米冲刺的架势朝门口冲过去
啪!!!
抱住了那个花哨的女人。
和树,「那我先走了」
???,「deng、deng、deng、等一下!!」
切,还想趁这个机会跑出去的……可惜失败了。
???,「里沙,你又给我惹乱子了吧。说真的,给我适可而止啊」
里沙,「不,不是的ー!我现在正为了姐姐而特地去招揽新客人啊ー」
???,「新客?肥吗?」
里沙,「嗯嗯,主要是下半身肥」
???,「笨蛋,才不是问你这个呢」
咕哈哈哈……笑着的两人。
和树,「原来如此,看来是两个变态啊」
和树,「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
和树,「……………」
这两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喂,里沙,明摆着我们被当成可疑人员了?这行吗?」
里沙,「没事没事!姐姐你太有魄力了,这家伙早就被吓坏了」
里沙,「咕嘿嘿嘿……」
???,「别那样笑」
和树,「…………………」
???,「啊啊~……那个」
被叫做姐姐的女人一下子站到我面前。
???,「抱歉,让你卷到奇怪的事情里来了。其实这家店,是我父亲经营的」
和树,「……额?」
???,「因为最近客源有些不足,刚跟她商量要怎么办」
???,「这家伙就想为店里做些什么。可要是惹出乱子就麻烦了,明明警告过她让她不要来店里的……」
里沙,「我想要成为姐姐的力量啊……所以才」
???,「里沙……你」
里沙,「所以才………」
里沙,「我以为只要揽到下半身粗大的客人,营业额就会上升啊……呜」
???,「额,跟下半身没关系吧……别再提那个了」
和树,「………………阿知华?」
阿知华?,「呃?」
和树,「你……是阿知华吗?」
阿知华?,「为、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和树,「是我啊、是我!」
里沙,「是我是我!奶奶是我啊!这种欺诈吗!!」
;◆効果音(コミカルな頭叩き音:ポコッ)
和树,「你也太露骨了」
阿知华,「………和树?你……是和树吗?」
和树,「没错,真的好久不见了呢~阿知华」
和树,「都怪这诡异的气氛,我都没察觉到是你」
阿知华,「啊、啊啊……你……长高了呢……以前明明跟我一样高的……」
和树,「有长那么高吗?不过三年没见,多少也会长一点……吧」
阿知华,「…………………」
里沙,「姆姆!!C组恋爱预感!」
和树,「…………」
这家伙是『羽田野 阿知华』。
我妈妈的哥哥,这家店的老板『羽田野 俊彦』先生的独生女,
也就是我的『表姐』。
在我的记忆中,我记得她小时候确实是大大咧咧的男孩子性格,
没想到现在竟然长成一个挺漂亮……的妹子。
阿知华,「…………………什么嘛,别盯着人家看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分别了三年,该说她变漂亮了吗……反正给人一种小混混的感觉。
里沙,「呐,姐姐、姐姐呀,这男的是谁啊~?S–E–X–F–R–I–E–N–D?」
里沙,「SEXFRIEND(炮友)????」
阿知华,「才不是!!!!」
不管怎么说,她也不是被叫做姐姐的类型。
阿知华,「话说回来,和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和树,「啊啊,老爸的出差结束了,所以就回到了这边」
和树,「店长没告诉你吗?」
阿知华,「没有……」
和树,「话说店长去哪了?好像不在店里的样子啊」
阿知华,「他现在只有晚上会在店里。来了也只是陪几个常客喝酒罢了」
阿知华,「这条街上已经开了好几家气派的咖啡厅和大型的连锁店」
阿知华,「像我家这种破旧的咖啡厅,根本就没有客人愿意来」
阿知华,「因为门可罗雀,白天店子就交给合伙人,自己只在晚上上班」
和树,「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的话……」
我把视线投向了在柜台后准备饮料的店员。
里沙,「噫…………瞄上了」
和树,「才没有瞄上」
和树,「那……你跟这个令人困惑的喜剧演员认识吗?」
阿知华,「啊?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跟她一起过来了吗?」
和树,「这家伙一言不发就坐到我旁边了」
里沙,「诶☆嘿」
和树,「给我添了大麻烦呢」
里沙,「又来了又来了~明明很高兴的~~」
里沙,「我可是知道的,你一直勃起着♪」
和树,「我说,可以打趴她吗?」
阿知华,「别客气」
里沙,「痛痛痛痛!!!别那么用力地去挤太阳穴啊!!快痛死了!!」
和树,「不要再跟我搭话了?明白了吗?」
里沙,「我是可攻略女主啊!!」
和树,「关我屁事」
里沙,「呜哇!姐姐~好痛啊ー!这个人对我暴力相向~明明比我大却没个大人样子~!」
阿知华,「说啥呢,里沙。你跟和树同年」
里沙,「呃?他跟姐姐你说话没用敬语啊……」
阿知华,「因为是表姐弟啦。小时候差个一两岁是不会用敬语的。」
里沙,「这么说的话……你二年级?」
和树,「啊啊。从明天开始就是春野学园的二年级生了」
阿知华,「春野?那样的话,都有可能与里沙同一个班级了呢」
里沙,「…………………………」
和树,「也是呢。多多指教」
里沙,「啊、啊哈、啊哈哈……这样啊,原来是这样……」
里沙,「这样啊这样啊ーー同年吗ーーー啊哈哈哈☆」
里沙,「喂,你小子挺嚣张的嘛!!」
和树,「态度转变得太快了!!」
里沙,「还真敢出手呢~太阳穴痛死了ー你小子给我记着」
里沙,「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包皮整张扯下来套在你头上给你上一节生动的临床课!啊!?」
和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
里沙,「衣领~~~~~~~~~~~~嗨!!嗨!!」
;◆効果音(コミカルな頭叩き音:ポコッ)
里沙,「痛?!」
阿知华,「太吵了、里沙」
和树,「没错、里沙」
里沙,「混蛋,别叫我名字!」
和树,「又不知道你的姓」
里沙,「我的全名是寿 里沙。寿 里沙哟!」
和树,「说两次搞得像是选举一样呢」
里沙,「寿 里沙!大家,是寿 里沙哟!总之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里沙,「搞什么啊!」
和树,「这家伙真恶心啊」
阿知华,「是有点……」
里沙,「姐姐都这么说太过分了」
在相互自我介绍的时候,
服务员把我和里沙点的饮料端了过来。
里沙,「唔咻♪」
里沙很高兴的用吸管“啾啾”地吸着果汁。
里沙,「啾啾啾!啾啾啾啾!」
和树,「什么喝法!!」
阿知华,「抱歉了,这家伙也不是恶意的」
阿知华,「只是……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比较有个性吧,还是说有些与众不同呢」
里沙,「骗人的(*'ー'*)」
阿知华,「你还真笨呐……就原谅她算了吧」
和树,「嘛,的确也不是个坏家伙……只是吵到爆罢了」
里沙,「哎呀哎呀 ┐(′ー`)┌ 喝完了呢」
阿知华,「无法否定啊」
和树,「你不否定吗」
里沙,「好过分呐~ヽ(.Θ.)ノ 」
……………………绝对不会吐槽她了。
一吐槽就会着了她的道,所以绝对……
里沙,「…………………………」
好像是明白我不会吐槽她了。
金发的喜剧演员浮现出悲伤的表情,然后……
里沙,「……脱衣服吧」
;>>下着立ち絵
脱掉了衣服。
和树,「为啥?!!!!」
和树,「为啥脱衣服啊?!!!!」
里沙,「赢啦ヾ(′ρ`)ノ゛吐槽了,这家伙刚刚吐槽了」
和树,「那种事随便!穿上衣服!!」
里沙,「哎呀意外的绅士呢ー」
阿知华,「喂、里沙,有点分寸啊!」
里沙,「哇噗」
里沙脱下的衣服罩在了阿知华头上。
阿知华,「这种事情怎么能随意在异性面前做呢」
里沙,「因为这家伙太……」
阿知华,「靠外表吸引男人是三流女人做的事情。要想成为一流你还需要磨练几年呢」
里沙,「姐姐………」
里沙被阿知华的话语感动了。
和树,「不明觉厉……」
阿知华,「喝完了就快点走吧、里沙。会给店里添乱的」
里沙,「押忍!」
阿知华,「回头见,和树」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阿知华说着走出了店子。
里沙,「就算在学校里碰见了也别嬉皮笑脸地跟我搭话哦?我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攻略的呢!!」
和树,「别担心……攻略你什么的,八竿子打不着」
里沙,「啊~真是不坦率」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嘟哝着些意义不明的事,
里沙也出去了。
和树,「…………………」
这俩人还真配呢。
虽然阿知华的变化让我感到诧异,但是里沙把我心中的「女生形象」摔了个七零八落。
稍微让我安心的是
对于与同辈的女孩子说话这件事,很普通地就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对方是那两个人的原因吧……这种可能性倒比较大。
;◆背景(暗転)
那之后,从店子里出来的我
笔直地走向了自己家。
;◆背景(空-夜)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背景(三枝家居間-夜)
和树,「我回来啦」
???,「和树、你回来啦!」
一进客厅,就听见了熟稔而亲切的声音。
;>>幸子 立ち絵表示
『三枝 幸子』。
幸子,「真晚呢~不是说傍晚的时候到吗」
和树,「发生了些预定外的纠葛~……呃」
和树,「我的母亲好色情?!!这打扮是怎么回事!!?」
幸子,「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前我就是这种打扮了哟~」
和树,「不、不是吧~是这样吗?哈哈哈、老妈你年轻就好啊……」
???,「呼呼呼,总算回来了~兄长」
和树,「嗯、那个声音是……」
???,「噗噗噗,看见你咱也很高兴呢,兄长。……有些像大人了呢」
???,「话说回来,预定外的纠葛是啥?……说起来不奇怪吗,难道还有预定『内』的纠葛?兄长」
和树,「好久不见了呢,吾妹啊。一如既往的喜欢挑人刺儿呢」
『三枝 红』,我的老妹。
由于小时候看多了时代剧,谴词造句有些奇怪。
红,「哦呀 ,别搞错了。才不是挑刺,单纯的调戏你罢了♪」
和树,「是吗,真恶趣味」
红,「咱的趣味是好是坏先放一边……长年的工作真是辛苦你了,兄长」
和树,「啊啊」
红,「怎么样?满是男生的校舍……哈哈哈♪」
和树,「你挺高兴的样子啊……」
红,「硬要说的话是开心,的说♪」
红,「在满是男生的环境中,对女人饥渴难耐的兄长……只要想象一下,咱就心满意足了」
红“咯咯”的笑着。
这家伙以前就是这样的,把我的不幸当做自己最大的乐趣。
简直像恶鬼一般的性格。
红,「无论如何,以后又可以在一起生活了,拖您照顾了,兄长」
和树,「啊啊」
红,「那现在吃饭吧。母上」
红,「我饿得要咬人了」
;>>幸子 立ち絵出し
幸子,「好好,先去把姐姐叫来」
红,「呃,母上好色情啊!??这打扮太不成体统了!!?」
和树,「为啥连你都这么惊讶……」
红,「不是,咱母上的人设竟然这么奔放……吓到了」
和树,「别说人设啊……算了,我去叫老姐过来」
幸子,「是吗?那拜托了」
;◆背景(暗転)
;◆効果音(階段上がり音:ダンダンダン)
……………………
……………………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夜)
;◆効果音(ドア叩き音:コンコン)
和树,「老姐,吃晚饭了ー」
……………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巡,「啊,和树君好久不见。话说你是今天回来的吗」
和树,「嗯。好久不见。身体健康吗?」
巡,「算是吧。你还真是长大了呢ー明明只过了三年。不愧是成長期」
和树,「老姐还是一成不变呢」
巡,「呃ー是吗?罩杯倒是从A上升到B了」
和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巡,「切,真不可爱啊ー和树君」
和树,「可不可爱随便啦。快去吃晚饭吧,红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巡,「小红在吃的方面意外的顽固呢ー」
红,「姐上ーー!不要说咱的坏话ーーー!!」
;>>↑遠くの方から聞こえる感じで(家の一階から二階への掛け声)
巡,「还有耳朵尖」
和树,「好厉害……」
巡,「那接下来,好好地享受久违的聚集了家庭全员的晚餐吧」
和树,「老姐……你把老爸忘了」
巡,「啊,不行不行。那种废柴,亏他是我们的老爸呢。」
和树,「千万别在本人面前说这种话,会哭出声来的……」
;◆背景(暗転)
…………………
;◆背景(三枝家居間-夜)
巡,「哎呀~和树君能够陪那个人出差,真是帮了大忙呢」
和树,「什么意思?」
巡,「因为那个人独处三年的话恐怕一定会把工作搞砸的吧?」
红,「父亲大人要是搞砸了工作的话,至少咱们也要受到牵连……啪咕啪咕、姆咕姆咕」
红,「不论是放弃这个家,还是离开这片熟悉的土地,咱都讨厌……啪咕啪咕、姆咕姆咕」
幸子,「当时要是妈妈跟过去就好了呢,对不起呢~和树」
和树,「别在意。这个家没有老妈没法过活」
和树,「反过来要我照顾老姐和红的话肯定会力不从心的。让我照顾老爸一个人,也只有三年罢了」
巡,「那种说法还真是过分呐~和树君。虽然我自己说有些那个,我觉得我可是那种不需要别人照顾的好女孩哟?」
红,「总觉得很讨厌……」
和树,「老姐你简直太能给人添麻烦了,我不去叫你的话,你连饭都不吃」
和树,「我可不想成为老姐饿死在卧室的第一发现者」
巡,「太麻烦了啦~吃饭什么的。让人犯困」
和树,「正因为老姐的这种想法,所以要好好照顾才行」
和树,「能够做到这几点的人」
红,「果然,只有母上适合了」
和树,「啊啊」
巡,「在饿死前还是会摄取营养的啦」
红,「没救了……啪咕啪咕、姆咕姆咕」
巡,「小红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吃呢~我的木耳,辣椒还有茄子给你」
红,「挑食可不好哦,姐上,也吃点肉以外的东西啊」
巡,「我是肉食系的女孩子呀」
和树,「那个用法错了吧……」
幸子,「呵呵,是呢」
………就这样,
其乐融融地度过了久违的团圆之夜。
;◆背景(暗転)
…………………
……………………………………
;◆背景(空)
;◆効果音(雀音:チュンチュン)
第二天。
崭新的校园生活开始了。
;◆背景(三枝家居間)
和树,「姆咕姆咕」
嚼着作为早饭的土司。
坐在我旁边喝着咖啡的红站了起来。
红,「再见,兄长,我先走了」
和树,「现在就出门?太早了吧」
红,「咱可是把穿着这身制服当做梦想的哟~昨天就期待得不行了……想快点去学校呢!」
和树,「是哦,红是亮闪闪的一年级新生呢」
红,「兄长你不开心吗?虽说是二年级,但也是新的学校,新的制服呀?」
和树,「并没有」
红,「寂寞的男人……」
和树,「你管我」
也就是说,红对新的校园生活迫不及待了!……的样子。
红,「而且咱还想成为班长的候补呢」
红,「在第一天比任何人都先到学校,让他们看看我认真的一面」
和树,「诶~你想当班长啊」
红,「噗噗噗,是不是觉得不像啊?」
和树,「唔」
真敏锐……
红,「兄长,以貌取人可不行哟。就算是咱……」
巡,「这个劲头要是能保持三年就好了呢~」
呼~地打着哈欠,老姐也从卧室里出来了。
虽然穿着制服,不过眼睛还迷迷糊糊的。
巡,「我一年级的时候,也跟现在的小红一样洋溢着霸气与干劲呢~」
巡,「二年级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说到这里就很无聊似的耷拉着脑袋。一副索然无味的表情。
红,「因为姐上的根性腐烂了……」
巡,「小红你也不能这么说别人吧~」
红,「也是……」
好像接受了。
幸子,「总之,讴歌校园生活是好事哟」
幸子,「三个人都要快乐地享受校园生活哦」
红,「嗯,咱出门了,母上」
巡,「我也走吧,去学校睡个回笼觉」
说着的俩人离开了客厅。
……………………
晚了十分钟左右,
;◆背景(三枝家自宅外観)
;◆効果音(玄関ドア音:ガチャ)
;◆効果音(玄関ドア音:バタン)
和树,「我出门了」
幸子,「走好~注意车子哦!」
我也离开了家。
;◆背景(通学路)
我得坐电车去春野学园。
听说是体能教育和素质教育共同发展,有相当一段历史的学校。
;◆背景(駅ホーム)
;◆背景(電車内)
电车摇晃了三十分钟,到达了学校所在的春野站。
;◆背景(樱並木)
和树,「这排樱花树的尽头就是……春野学园吗」
出了站台之后,感觉穿着制服的男生女生一下子增多了。
……就这样思考着这些事情
???,「和君!」
和树,「嗯?」
我回头寻找那个声音。
???,「果然是和君呢~」
于是视野中出现了一张令人怀念的脸。
和树,「你是……千乃吗!」
千乃,「嗯!」
和树,「好久不见了呢」
这家伙是五味渕 千乃。
我的幼驯染,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的。
与阿知华不同,这家伙跟三年前毫无变化~太好了太好…………嗯?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好久不见~什么时候回来的?」
和树,「啊、啊啊……昨天吧……」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是吗~至少先发个邮件给我啊~突然就看到和君的背影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和树,「啊、啊啊……不好意思……」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你那身制服,是我们学校的呢~又能和和君在一起了好开心呀~」
和树,「啊、啊啊……我也是……」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呐,和君……」
和树,「啊、啊啊……我也是……」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从刚才开始你就在看哪里呢?」
和树,「啊、啊啊……我也是……」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呐,和君!!」
;>>アップ解除
和树,「哈?!」
和树,「不妙不妙,你成长了不少呢,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千乃,「呃,成长!?看出来了吗??和君你能看出我的成长?!!」
和树,「哦、哦哦,气势还真猛烈,虽然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一目了然呢」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啊哈哈~是吗~也是呢也是呢~」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明白人还是明白的~!」
和树,「啊啊,我明白的、我明白的」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这也是努力的结果哟~?我的成长可不仅仅是偶然,还有努力的因素在里面!」
和树,「是吗~」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要摸摸看吗?」
和树,「可以摸吗?」
;>>千乃の胸を徐々にアップに
千乃,「虽、虽然有点害羞……和君的话……没关系?」
和树,「那那、那么……不客气了……」
我“哗”地伸出了手……
;>>アップ解除
;>>樱立ち絵表示
???,「请、请等一下!!」
一个女孩子飞奔过来挡在了我们中间。
???,「我认为你和小千乃都误解对方的意思了!!」
千乃,「怎么回事?小樱」
和树,「千乃的朋友吗?」
千乃,「嗯!玉森 樱,我最要好的朋友」
樱&千乃,「「呐ー♪」」
樱,「呃,现在不是干这种事情的场合!」
千乃,「我跟和君都误解了对方的意思是指什么啊?」
樱,「是、是这样的。千乃说的成长恐怕指的『身高』……」
樱,「可是、这位………说的……成长指的是……那个……欧、欧……欧啪……欧派」
千乃,「我指的是欧派哟?」
和树,「我也是欧派」
樱,「是欧派吗?!欧派行吗?!!!」
;>>↑文字特大
和树,「哎呀~大了不少呢。丰胸过吗?」
千乃,「才没有!这是天然产物哦、天然的……」
千乃,「苹果!!!!」
和树,「……千乃“沙沙”地从衣服里摸索出两个藏起来的苹果」
千乃,「这种噱头以前经常玩呢ー」
樱,「……噱头吗……」
;>>千乃の胸をアップに
和树,「可是刚才的……真的是天然的吗」
;>>アップ解除
;◆効果音(頭叩き音:ビシッ)
千乃,「哎呀,没有那种需要」
和树,「……是、是吗」
千乃也行进在思春期女生的道路上。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外観)
和树,「郑重地来一遍,我叫三枝和树。从今天开始是春野学园的二年级学生」
和树,「三年前,因为某种原因所以暂时离开了这边~」
我简要地说明了来龙去脉。
樱,「是这么回事啊,我明白了」
和树,「那么,你呢?」
樱,「我是玉森 樱,二年级」
三个人一边向学校前进一边相互做了介绍。
樱,「我大致上也算是小千乃的幼驯染吧,从以前开始我们就经常在一起玩了」
和树,「诶~,是吗」
当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恐怕是别的朋友圈子里面的人吧。
女孩子在只有女孩子的圈子里玩也很常见。
千乃,「和君就这样把我抛下离我远去了,小樱可是一直守候在我身边哟~?」
和树,「那个时候有大费周折地跟你解释了一通吧?因为家庭的原因所以没办法」
千乃,「我知道了啦,但是三年也太长了~?」
千乃,「现在,跟千乃关系最好的第一位已经变成小樱了!」
和树,「是是,我知道了」
樱,「…………」
话中的主角未必这样认为吧,不过她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樱,「要是能再次分到同一个班级就好了呢,小千乃」
千乃,「是的,小樱」
这俩人的关系还真是好啊,从旁边看着都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变暖了
这幅光景。
和树,「呜~姆,女孩子之间……『真好』啊」
樱,「??」
千乃,「又在说奇怪的话了……」
樱,「额,什么意思……」
千乃,「啊~没什么,小樱,太肮脏了不知道更好」
和树,「好过分呐,千乃」
樱,「???」
;◆背景(学園廊下)
;◆効果音(室内ガヤ音)→■良いのが無い
一进学校,
就看见贴在走廊揭示板上的新学年分班表。
人山人海中不时发出欢呼与哀叹,几家欢喜几家愁。
我也马上验对自己的分班情况。
千乃,「啊,和君在A班~」
和树,「不要比我还先找到啊」
千乃,「因为看到了啊~」
樱,「啊,小千乃也是A班」
千乃,「诶,真的?」
和树,「玉森同学也比千乃先找到千乃的名字……」
樱,「啊哈哈」
千乃,「那我就帮你找找小樱的名字吧!嗯~~~」
目不转睛地盯着揭示板的千乃。
和树,「看到啦,玉森同学是B班的」
千乃,「呜呀~」
樱,「跟小千乃分到了不同的班级……」
千乃,「呜呜呜呜,我好寂寞啊!」
拼命地抱着玉森同学的千乃。
樱,「但、但是,就在隔壁的教室」
千乃,「一定要来玩啊!」
樱,「嗯,当然啦♪」
和树,「可惜了啊,玉森同学也在同一个班级就好了」
樱,「再伤感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小千乃就拜托你了。」
千乃,「交给我了ー」
和树,「被拜托的是我吧」
樱,「呵呵呵,即使是分别了三年,不愧是幼馴染呢」
樱,「是相性好吗,夫唱妇随的感觉呢」
和树,「是吗?」
千乃,「虽然没有好到我跟小樱的程度ー」
樱,「呵呵呵,谢谢」
那之后,三个人一直走到了教室前
待会儿见~这样打完招呼后我们就和玉森同学分开了。
;◆背景(教室)
;◆効果音(室内ガヤ音)→■良いのが無い
千乃,「从今天开始这就是我们的教室了ー」
和树,「是的呢,有认识的家伙吗?」
千乃,「嗯ー零零点点的认识几个」
千乃这么说着的同时与好几个学生挥手打着招呼。
千乃,「和君呢?有认识的人吗?」
和树,「不可能吧,我是今年才进这所学校的啊」
千乃,「啊,是哦!」
和树,「发什么傻呢,有的话可就吓人了」
???,「和树?这不是和树吗?!」
和树,「呃?」
???,「好久不见了呢!」
和树,「哦、哦……好久不见……」
???,「V~~~」
过来打招呼的男人。
………………………这家伙谁啊………
和树,「V、V~~」
没办法我也回了个招呼。
???,「还健康吗!」
和树,「也,也就那样」
???,「V~~~!」
和树,「V、V~~!」
???,「回来啦就和我联系一声啊ー」
和树,「哈哈哈,抱歉抱歉」
我,不知道,你的联络方式呀。
千乃,「太好了呢!和君!」
和树,「呃?啊、啊啊……也是呢」
???,「这样的话我,和树、五味渕的喷射轨道式偷跑三人组复活了呢!一定会是个开心的学年呢!」
和树,「啊啊!爆裂吧!!」
千乃,「耶ー!!」
偷跑……什么???
和树,「过、过、过来一下,千乃……」
千乃,「嗯?」
我用只有千乃听得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耳语。
和树,「(呐、呐……这家伙、谁啊?)」
千乃,「(呃?!和君你不认识还一副那么要好的样子回话!?)」
和树,「(没办法吧,对方一副认得我的样子……『你谁啊』这种话说不出来吧)」
千乃,「(……也是呢~……)」
和树,「(难道说你………)」
千乃,「(飞行小鸡什么三人组………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不管怎样都会成为它的成员的说)」
和树,「(那可不行)」
还有搞错了吧,飞行小鸡。
千乃,「(唔唔姆……)」
???,「怎么啦怎么啦?两个人悄悄地说些什么呢,真肉麻~?」
千乃,「你是谁啊!!!!!」
和树,「转变得好快?!」
???,「………难道说,你们两个……不记得我了?」
千乃,「对不起」
和树,「深感抱歉ー!!」
???,「是我呀是我、苍木 恭次郎……」
和树,「苍木……!」
千乃,「恭次郎……!」
和树,「………………………」
千乃,「………………………」
恭次郎,「想不起来吗?!对、对了!再给你们点提示吧!」
说着名为恭次郎的男人
将刘海整个往后一抹。
和树,「啊ーーーーーーー!!是你啊」
恭次郎,「终于认出来了吗」
和树,「抱歉还是不知道」
;◆効果音(机を叩く音:バン!!)
恭次郎,「那刚才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啊!!」
和树,「啊哈哈,逗你的。总算是认出来了,你是幼儿园时经常跟我们玩的那个恭次郎吧」
千乃,「恭次郎君!好久不见,发型完全变了害我完全没有察觉到呢!」
恭次郎,「真是的……不过的确,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个吴克啊」
这家伙是苍木 恭次郎。
幼儿园期间一直跟我和千乃一个班的,经常在一起玩的故友了。
由于我和千乃去了其它的小学,
从那之后……就一直到现在。
和树,「但是,亏你还认得出我们啊。幼儿园以来就没见过了吧?」
千乃,「我完全没有认出来ー抱歉呢」
恭次郎,「没什么好抱歉的。这么久没见过面,想想的话反而认出来的那一方比较特殊」
和树,「啊咧?但是……我记得你刚才」
和树,「好像是一副知道我离开了家乡一段时间的口吻呐」
恭次郎,「啊啊,那个嘛……我有特技」
和树,「特技?」
;◆効果音(教室ドア開き音:ガラララ)
担任,「好的大家都回座位~班会开始了」
恭次郎,「嘛,待会儿继续聊吧」
说着恭次郎走开了。
千乃,「我们也回座位吧,和君」
和树,「啊啊,好吧」
;◆背景(暗転)
;◆効果音(予鈴)
;◆背景(教室)
既定的新生自我介绍结束了。
幸运的是迎来新的校园生活的,除我之外还有很多学生。
意外的很顺利地融入了新环境。
然后,初次班会也安排好了座位,
我坐在靠窗倒数第二个,后面是千乃,旁边是恭次郎
真是个不错的配置。
;◆背景(暗転)
;◆効果音(予鈴)
;◆背景(教室)
接着是,第一个午休。
恭次郎,「和树,午饭怎么解决?」
和树,「我带了便当。你呢?」
恭次郎,「我去买面包,这里的咖喱面包可是绝味啊」
和树,「欸~下次我也试一下吧」
恭次郎,「可是咖喱面包竞争率很高的呀,我抢了好几回都没有抢到」
和树,「那真是叫人愈发向往了呢。勇敢地去战斗吧!」
恭次郎,「要是运气好买到了,就分点给你吧」
说着恭次郎离开了教室。
和树,「那么,我的便当」
……这么想着的时候
还是先去趟洗手间吧。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廊下)
到了洗手间门口的时候
一个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金发妹子正从洗手间里出来。
虽然名字忘记了,
不过去我记得她好像说过不准在学校跟她搭话。
既然对方这么希望,那我还是不要死皮赖脸的凑过去吧。
我无视掉金发,朝男厕所走去
;>>BGMシリアス系
里沙,「讨厌……在洗手间门口埋伏……什么的」
和树,「……………………」
里沙,「就算再怎么喜欢我……这也有点过了吧………脱离常轨了………」
和树,「……………………看到你的脸我就」
里沙,「真讨厌……拜托了请不要……别过来……」
和树,「……………………」
里沙,「求求你了 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希望……不要,请不要,拜托了,救救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树,「吵死啦!!!」
;>>↑文字特大
;>>BGMギャグ系
里沙,「唔咻♪」
和树,「你搞啥呢!」
里沙,「总算是认出我了呢!」
和树,「当然认出来了,被你那样一搞怎么会认不出来」
里沙,「希望你能以此为戒长点记性呢」
和树,「(不是你说不准跟你搭话的吗……)」
里沙,「话说午饭前来厕所……莫非你拉肚子?」
和树,「才不是 ,普通的小便」
里沙,「这样啊,我倒是拉肚子」
和树,「真惨啊……」
里沙,「接下来就去买姐姐要的咖喱面包吧!!」
和树,「你……难道想在阿知华吃咖喱面包的时候说拉肚子的事吗……」
里沙,「不会的不会的」
会的……绝对。
和树,「不过说到吃午饭,不知道舍妹过的开不开心」
里沙,「说什么呢!为了姐姐去买午饭……这对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幸福啊!」
里沙,「能够帮到姐姐,是作为妹妹的我所期望的!」
和树,「是吗,那就好」
好像是崇拜着阿知华。
和树,「啊,不过咖喱面包似乎马上要卖完了」
里沙,「是这样吗~的确也没有买到过一次呢」
里沙,「好吧,放弃算了」
和树,「你给我认真点!?」
里沙,「啊!喂喂?姐姐?是里沙★」
和树,「听我说话啊」
金发马上给阿知华打了电话。
里沙,「呃,就是啊~今天400元一个的咖喱面包似乎卖完了呢~★」
和树,「少扯淡啊」
里沙,「嗯嗯……嗯嗯……是……所以作为代替我买了50元的长面包~」
和树,「档次下滑了这么多……没关系吗」
里沙,「有点吵啊,和菌!现在在打电话!」
和树,「对、对不起……(和菌?)」
看来是生气了。
里沙,「啊啊,抱歉抱歉亲。……呃?嗯,没错,最近新交的男朋友~真让人费心呢~烦死了~~」
和树,「你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回事……」
里沙,「嗯,就是那么回事……嗯,嗯,是、是、是、是、是、是ーーーー」
和树,「………………………」
里沙,「那姐姐,听到了的话就赶快回复我哦~是ーーーー」
和树,「………………………」
里沙,「呼………结束了」
和树,「………………………」
里沙,「………………………」
里沙,「原来是留言吗!!!!!」
和树,「别自己吐槽!?」
里沙,「就是这样,接下来就去帮姐姐买长面包吧」
和树,「啊啊,随你便」
里沙,「再见ー」
说着金发跑开了。
和树,「真是个暴风雨一样的家伙呢」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廊下)
从洗手间出来的我回到了教室。
;◆背景(教室)
于是……
和树,「嗯?那是……」
我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女生。
千乃,「啊、和君」
发现了我的千乃向我打着招呼。
樱,「呃?」
和树,「哟」
我靠近自己的座位。
千乃,「座位我借走了哟~」
樱,「呃?呃?」
和树,「啊啊,没关系」
樱,「!」
理解了情况的玉森同学『哗』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樱,「不,不好意思!这座位,是三枝君的吗……」
和树,「是倒是的,不过你坐也没关系」
和树,「我坐在这家伙的座位上就好了」
说着我坐在了恭次郎的座位上。
樱,「小千乃说不用在意尽管坐就是,我还以为是女孩子的座位……」
和树,「不过对千乃来说我和他的其他女性朋友没有太大区别吧」
千乃,「没错~」
和树,「毕竟在有异性观念前就已经是朋友了」
和树,「如果连这也要在意的话,我们又怎么会成为随意摸对方欧派的挚友呢」
千乃,「那倒没有这回事~」
和树,「 没有这回事吗~」
樱,「不不不……今天早上今天早上今天早上」
和树,「嘛,正因为这样,玉森同学也不用顾虑那么多」
樱,「那样的话……」
千乃,「小樱的背后由我支撑!接下来你懂的,和君……」
和树,「啊、啊啊」
千乃狠狠地瞪着这边,
倒是没什么吓人的。
和树,「啊咧?可是玉森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樱,「想和小千乃一起吃便当」
说着玉森同学打开了印着碎花花纹的小包包。
千乃,「在之前的班级我们可是每天都在一起吃午饭的~」
和树,「诶~关系真好呢,你们俩」
千乃,「嗯♪」
樱,「最好的挚友♪」
靠在一起的两人就像是画一样美好。
但是,就算关系再怎么好,每天午休的时候都要来我们班的话……
和树,「………………」
千乃,「没关系的~和君你担心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樱,「呃?」
千乃,「小樱会不会融入不了新的班级呢~你一定在这样想吧?」
和树,「算是吧……」
还是那么敏锐的家伙。
千乃,「不用担心!应该说正好相反」
樱,「千、小千乃」
和树,「相反是指?」
千乃,「小樱她不但成绩好,而且体育万能呢」
和树,「呃,我不知道……是那样吗」
千乃,「再加上是个美人,又对大家十分温柔,所以在同学中很受欢迎哦,在我们学校也是偶像级别的存在呢!」
和树,「嚯」
的确刚才有些同班同学老是把视线投过来偷瞟玉森同学呢。
樱,「够了~别说了小千乃,我才没有那么」
千乃,「哎呀这孩子真是的,又这么谦虚呢」
和树,「也就大概是说,因为太受欢迎所以到我们这边来避难了……是这样吗?」
樱,「不、不是的」
千乃,「嗯~~,避难的话」
千乃,「在之前的班级,为了争夺与小樱吃午饭的权利,女孩子之间还发生过争执事件哟~」
千乃,「那就是有名的小樱争夺战」
和树,「我又不知道,而且这名字是你取的吧,千乃」
不过玉森同学那么受欢迎啊……
千乃,「所以有一天,我一时冲动」
;◆イベント絵(樱をぎゅ)
千乃,「『小樱是我的ーーー!!』这样说了」
千乃,「啾~~!!的抱住了小樱」
千乃啾~~!!的紧紧抱住了玉森。
一脸通红的玉森怯生生地眨巴着眼。
恭次郎,「从那之后,玉森的午休就由五味渕独占,大家似乎都这么默认了」
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的恭次郎。
手里拿着长面包……看来争夺战败北了。
恭次郎,「即使在不同班级的我也知道。玉森可是非常有名的」
恭次郎,「我叫苍木恭次郎,见到你三生有幸」
樱,「啊哈哈,我是玉森樱。多多指教」
面对恭次郎的调侃,樱很有一套地回了个招呼。
不愧是学园偶像级人物的水准,已经十分习惯应付庶民了呢。
和树,「但是,那样的话……千乃可是站在了了不得的立场上了啊」
学园偶像的最亲密的挚友,吗。
千乃,「诶嘿☆」
樱,「这话我自己说起来有点虚……不过正因为是千乃,所以谁都不会有怨言的」
樱,「大家都知道我和小千乃的关系」
千乃,「因此,午休时是我独占小樱~!」
啾~~!!
樱,「等、等一下小千乃」
千乃,「羡慕吗,男性诸君?」
和树,「并……并没有」
恭次郎,「比起羡慕,更让人想要微笑呢」
樱,「呜呜,小千乃快放开我,差不多要吃便当了,快没有时间了!」
千乃,「啊,是呀」
千乃「啪」地放开了樱。
千乃,「那么、吃午饭吧!」
樱,「嗯」
就这样,平稳地度过了午休。
;◆背景(暗転)
;◆効果音(予鈴)
;◆背景(教室)
这天放学后。
正打算回去的时候恭次郎向我搭话了。
恭次郎,「我说,和树,接下来你闲吗?」
和树,「啊啊,回家也无所事事,要去哪儿的话我陪你转转」
恭次郎,「那,要不要来我家?」
和树,「你家?」
恭次郎,「之前不是提到了『特技』吗,到我家给你看看吧」
……就这样,我去了恭次郎家。
;◆背景(暗転)
…………
……………………
;◆背景(空)
;◆効果音(玄関ドア音:ガチャ)
和树,「打扰了」
恭次郎,「去我房♂间吧。二楼」
恭次郎催促着。
这时我无意中在走廊里发现了让我在意的东西。
和树,「(咦?这个房间……)」
门上贴着小猫形状的名字板,上面写着『xiaya』。
和树,「(恭次郎是有妹之人吗……)」
恭次郎,「喂、这边呢」
和树,「嗯?啊啊……抱歉」
;◆背景(暗転)
……………………
;◆背景(恭次郎部屋)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恭次郎,「进来吧」
和树,「哦」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和树,「呐,恭次郎」
恭次郎,「什么事?」
和树,「刚才过来的时候,有一个房间的门上挂着十分可爱的名字板呢」
恭次郎,「啊啊、那个呀。那个是……『我姐姐』的房间」
和树,「你姐姐?!……抱歉,没有一点印象」
恭次郎,「也是呢。不管怎么说是两年前才有的姐姐呢」
和树,「哈?意义不明,妹妹的话还能理解,为什么姐姐还比你晚出生啊……」
恭次郎,「两年前再婚了,我的老爸」
恭次郎,「我的老爸,在我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跟老妈离婚了」
恭次郎,「单身了一段时间,两年前再婚了」
恭次郎,「对方带来的孩子就是『xiaya』……也就是我现在的姐姐」
和树,「怎么说呢,贵圈真乱」
恭次郎,「嘛,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和树,「恭喜你了」
恭次郎,「非常感谢」
和树,「那去姐姐的房间玩吧!」
恭次郎,「为毛啊!?」
和树,「哎呀~『朋友的姐姐』真是让人迫不及待啊」
恭次郎,「去你自己的姐姐的房间玩啊,自己的!」
和树,「那种的随时都能去,我都懒得进去了」
和树,「可是,在这种年龄突然就有了个义姐……你是GALGAME的男主吗,魂淡」
羡慕嫉妒恨。
恭次郎,「男主……吗。我的确也曾经这么想过」
恭次郎,「直到与姐姐生活之前……!」
和树,「我也是有姐妹的人,总觉得可以想象………那这两年?」
恭次郎,「啊啊,定论还是下得太早了」
恭次郎,「最初的时候对方也『恭次郎君~♪』这样叫我~我也『姐姐大人ー♪』什么的叫她」
恭次郎,「构建了良好的关系……」
和树,「那是良好的关系吗……?有点恶心哦」
恭次郎,「一个月之后……」
恭次郎,『恭————次郎——————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恭次郎,『去死呀——————可恶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
恭次郎,「什么的」
和树,「开玩笑吧,才一个月呢」
话说那还是人吗。
恭次郎,「女人很恐怖的」
和树,「比你大几岁?那个姐姐」
恭次郎,「一岁。跟我们在同一所学校」
和树,「一岁?!年龄这么相仿……亏你能保持理性啊」
和树,「再怎么是义姐,两年前可是不认识的学姐啊!」
和树,「与她在同一个屋檐下……会把持不住的吧!!」
恭次郎,「所以说第一个月还是很令人兴奋的!」
恭次郎,「兴奋过头了,每次走路都走在姐姐前面」
恭次郎,「『恭次郎的走姿真难看呢♪♪去死♪』这么说我」
恭次郎,「那个时候还真是幸福呢……」
和树,「呃,你和你姐姐的关系那时就已经破裂了好不好……」
去死什么的……
恭次郎,「姐弟就是这么回事啊」
和树,「节哀顺变」
和树,「接下来去姐姐的房间吧!」
恭次郎,「所以说为毛啊!?」
恭次郎,「你有听我说吗?姐姐很恐怖的!」
和树,「正因为如此才有去的意义啊……恐怖的尽头就是男人的梦想与浪漫啊」
恭次郎,「真帅啊你……」
和树,「现在姐姐在房间里吗?」
恭次郎,「不,她有部团活动……估计不在家……」
和树,「好,那走吧」
恭次郎,「……………」
恭次郎,「算了,如果只是稍稍看一下房间的话……」
和树,「哎,真的吗?」
明明我只是开个玩笑……
恭次郎,「不被发现就没事,不被发现」
和树,「哦、哦」
就这样,我们像冒险一样潜入了恭次郎姐姐的房间。
;◆背景(暗転)
……………
…………………………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背景(夏芽部屋)
和树,「这、这是……」
恭次郎,「我的,姐姐的房间」
和树,「哦、哦哦!!」
和树,「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女孩子的……房间。
和树,「好像有股很好闻的味道!!」
恭次郎,「变态吗!」
和树,「不是~果然朋友的姐姐这种设定还真是让人亢奋呢~」
恭次郎,「见都没见过,亏你这么能说」
恭次郎,「抱太大希望的话,实际见到的话遗憾会掺半的哦」
恭次郎,「够了?别到处乱摸啊?」
和树,「又不要钱?」
恭次郎,「不是的,待会儿要是我们进房间的事暴露了,真的会被砍死的」
和树,「是吗,看来要小心点儿了呢」
恭次郎,「别一边说这种话一边把手伸向衣柜!」
和树,「玩笑啦玩笑」
恭次郎,「真是的……」
就在这是。
咔嚓……的一声,
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恭次郎,「!?」
和树,「咦?家里人吗?」
恭次郎,「不,我爸妈都在上班」
和树,「那、那么……」
恭次郎,「姐、姐姐回来了……!」
和树,「呃?!」
咚咚咚,笔直地朝着二楼前进的脚步声。
恭次郎,「艹,今天没有部团活动吗……!!」
和树,「喂、喂、怎么办!」
恭次郎,「现在出去肯定会被看见!快躲起来!」
和树,「躲、你说躲起来……」
恭次郎,「衣柜里!快点儿!」
和树,「唉?你不是说衣柜不能碰吗」
恭次郎,「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给我块点」
和树,「哦、哦」
;>>画面揺らし
;◆効果音(衣類布擦れ音:ガサガサ)
像恭次郎说的那样,我们马上打开衣柜溜了进去。
和树,「(唔唔唔,女性衣服的味道……)」
从正面冲击过来的香味弄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了。
恭次郎,「(那种事随意啦,再进去点!给我挤挤!)」
和树,「太,挤啦」
恭次郎,「(嘘ーーーー!安静点,关上了哦!)」
和树,「(哦、哦)」
;◆背景(暗転)
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柜门……与此同时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和树,「(!!)」
有谁进了房间。
我和恭次郎屏住了呼吸。
???,「已经说了无数次了吗,我没有那种兴趣」
???,「诶~话别说的那么死嘛,夏芽的话一定可以到不得了的地步的哦~我是这样觉得的」
和树,「(嗯??这个声音……)」
记得在哪儿听过啊……
???,「这么说的话,那你去不就行了吗,巡」
;>>巡のみ立ち絵表示
;>>夏芽は非表示で
巡,「啊哈哈,哪有这回事啊~」
和树,「(姐、姐姐……?!)」
透过衣柜的狭缝,我确认着那张看腻了的脸。
恭次郎,「(我都忘记说了,这就是『特技』)」
恭次郎,「(你的姐姐和我的姐姐关系好得如影随形)」
恭次郎,「(我姐碰到没有部团活动的日子,就经常这样跟你姐姐俩人窝在房间里聊天)」
和树,「(这种事早点说啊!!!)」
恭次郎,「(在她们的对话里,你姐老是提起你的名字)」
和树,「(所以你就知道了我的近况吗……话说!比起这个现在……!)」
总之,现在除了忍气吞声别无他法。
恭次郎,「(绝对不要发出声音……!)」
和树,「(我知道……!)」
……………………
巡,「啊、对了,夏芽~工口书呀工口DVD什么的借点儿给我吧」
???,「哈?!说、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有呢,那种东西」
巡,「去弟弟的房间就能找到吧?这种年纪……呵呵呵」
???,「那个的话……确实有可能」
巡,「那去弟弟的房间吧!」
???,「不要,有墨鱼臭!」
恭次郎,「(你姐姐……跟你一个尿性呢……)」
和树,「(嘛……你姐姐还真是有点过分呢)」
恭次郎,「…………」
和树,「…………」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要那种东西啊?」
巡,「哎呀,之前不是说了我弟弟回来了吗~」
巡,「做姐姐的,弟弟凯旋的话当然要若无其事地用工口物做礼物慰劳他体现姐姐的温柔啊」
巡,「我弟弟正处于对这些东西食髓知味的年龄呢」
???,「我觉得你会给他造成困扰」
巡,「怎么会呢,我可是和树君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困扰呢」
和树,「………………」
就是困扰
???,「那就好。我倒是尽量不干涉弟弟的私密事」
???,「要是对我发情了就麻烦了」
巡,「啊哈哈!对姐姐发情,又不是Galgame」
???,「就是Galgame」
别提Galgame了……
???,「总之,不准去弟弟的房间。所以也没有工口书和工口DVD」
巡,「说不定意外有留着自己用的呢………」
???,「什?!才、才没有……!!」
巡,「哦呀?那个反应,真奇怪呢~」
???,「才、才不奇怪」
巡,「说不定偷偷藏在了我找不到地方呢~」
;◆背景(夏芽部屋)
;>>巡立ち絵アップ
咔嚓
和树,「……(呃?)………」
恭次郎,「……(什!?)………」
巡,「………………诶?」
突然打开了衣柜的姐姐,
与我的视线撞上了。
巡,「………………」
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姐姐一脸惊讶……不过马上
巡,「…………(哎呀)」
浮现出小恶魔般的微笑……
;◆背景(暗転)
咔嚓
重新关上了柜门。
???,「看吧,什么都没有吧?」
巡,「………嗯,是的呢~♪」
说着,
姐姐的举动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
是因为角度上的死角造成的吗,总之恭次郎的姐姐没有发现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恭次郎,「……(得、得救了……你姐是好人呐……)」
和树,「……(不……不是那样)」
恭次郎,「……(诶?)」
和树,「……(那个表情……姐姐的、那个表情………!)」
是想到了非常不好的事情的时候的表情……!
巡,「呐呐,夏芽小~姐」
???,「这次又有什么事?」
巡,「呜呼呼呼呼呼~~♪」
我的姐姐一蹦一蹦的
在恭次郎的姐姐身后来回跳来跳去。
???,「??」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1)
巡,「夏芽呀~胸部又变大了呢?现在是什么罩杯了??」
???,「又突然……说什么呢,跟你的比起来不论是谁的都显得特别大吧……」
巡,「才不是『无论是谁』呢~这个简直就是爆乳了,爆乳」
和树,「…………………」
恭次郎,「…………………」
从衣柜的缝隙中虽然只能看到一部分,
但不知为何……感觉非常工口。
和树,「…………………」
对没有见过的『朋友的姐姐』,产生兴奋什么的……
和树,「(那那那、那种事情……怎么行)」
不断打闹的同时,俩人的对话也持续升级。
巡,「夏芽是游泳部的吧?绝对时时刻刻都沐浴在大家下流的目光中」
???,「女子游泳部啊,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
巡,「不不不,这么豪放的胸部……就算是女生」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2)
???,「等、搞、搞什么……嗯」
???,「巡、巡、我说……!呼啊、生、生气了呀??嗯……哈!」
和树,「……………………………」
恭次郎,「……………………………」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3)
巡,「拗吼吼吼!真爽啊这东西……作为妹子真是羡慕得要命啊~!」
???,「不、不要、那里……!嗯呼、呼……咕」
巡,「有什么不好的~福利福利~♪」
???,「给谁的啊!」
和树,「……………………………」
恭次郎,「……………………………」
巡,「嘛嘛~♪吹弹可破呢,还这么有弹力~要是能被这个夹着乳胶的话ー呀~!」
???,「住手,给我……嗯……呼、哈……适可,而……」
???,「止!!」
;◆背景(暗転)
;◆効果音(殴り音:ビシッ!)
巡,「痛!」
???,「真是的!不动手你还得意忘形了,巡!」
巡,「啊哈哈,抱歉抱歉」
???,「我下去准备饮料和点心,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反省!」
巡,「不要~我也去,请让我带着反省的心情帮你忙吧。我也想选点心」
???,「哎呀呀……真会见机行事」
………………
……说着俩人从房间里出去了。
出去前一刻,姐姐朝我瞟了一眼。
她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我无路可逃。
和树,「(这下惨了……)」
恭次郎,「喂,和树,趁现在赶快出去!」
和树,「啊啊」
…………………
;◆背景(恭次郎部屋)
恭次郎,「哎呀~真危险ー真危险ー,千钧一发~」
和树,「还没安全!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恭次郎,「不是,虽然被你姐发现了,但我姐没有发现啊。不幸中的万幸啊」
和树,「猪头!就算只有我姐姐发现了,也够我们受的!」
和树,「被那个人握住小辫子的恐怖,你根本就不明白!」
恭次郎,「你才是根本不理解我姐的恐怖!」
恭次郎,「我说过了,要是被当场发现,我们可是会被杀的!」
和树,「死了倒痛快!以后我姐肯定会有事没事就把这事翻出来当neta摧残我的身心!」
恭次郎,「……………………」
和树,「……………………」
恭次郎,「相互都、辛苦了呢……」
和树,「是呀……」
;◆背景(空‐夕)
恭次郎的姐姐……夏芽、吗。
正因为不见娇颜,而闻娇喘这种半死不活的设定,
妄想时不时地浮现在脑海里。
闷闷不乐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背景(暗転)
……………
…………………………
;◆背景(夏芽部屋‐夕)
;>>ここからは普通に夏芽の立ち絵も表示
#textbox message1,name1
巡,「嗯!这曲奇真好吃啊,以后要教我做吧~」
???,「教你你也不会认真学,说的倒好听」
巡,「啊哈哈~气氛上的问题啦。我要是会做曲奇,不是很帅吗?」
???,「是是……话说你刚刚到底在干什么?或者说有什么目的?」
巡,「诶?你指什么?」
???,「刚刚的那个……那个………揉胸……!」
巡,「哎呀~只是纯粹的想要摸一摸夏芽的巨乳啊~」
巡,「夏芽的胸部想什么时候摸就什么时候摸可是我的特权呐~」
???,「……没有其它目的就好」
???,「喂,我们是恋人吗!!想摸就摸什么的,我可不记得允许过你」
巡,「咦咦?也就是说只要成为恋人,就可以随时随地随人随手地无限量摸胸了吗?是这样吗?」
巡,「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比如说在外面.在人群中.在父母面前.甚至是老奶奶面前.让恋人摸」
???,「那是什么Play……!」
???,「真是……我才不会谈恋爱呢。我换下衣服,你给我面壁」
巡,「是~」
巡,「呃,我是异性吗!!给我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不是,总觉得有点……不知道是因为你那奇怪的第一人称还是那大叔般的性格」
???,「时不时会给我,你不是同性的感觉………」
巡,「不是同性那是啥啊?是看我胸小吗?在鄙视我?」
???,「不是,也不是男性啦………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
???,「…………………呃,那你是啥?????」
巡,「你在耍我吗!?呐?!」
???,「好像快点变成人啊……」
巡,「呗姆!呗啦!巡!才不是!!」
???,「总、总而言之……给我转过去」
巡,「哎呀呀,我知道了~」
………………
咔嚓
???,「……嗯唔,穿哪件好呢……」
巡,「(嘿嘿嘿……顺利地逃走了呢)」
???,「呃、你说啥?」
巡,「不~没什么ー♪」
???,「是吗?」
巡,「哎呀~话虽如此,就算是背过去,只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
巡,「都让我有些兴奋呢~」
???,「正因为你这种大叔发言,我才会戒备…………」
???,「咦??这是什么?」
;>>↑「あれ??何これ?」は小声で
巡,「说起来夏芽的魅力,就在于有个性这一点~……」
???,「………学生手册?………为什么会落在这里………到底是谁的」
;>>↑小声で
巡,「男生自不用说,即使是女生也会心跳个不停呢~……」
???,「…………………三枝……和树………?」
;>>↑小声で
巡,「呐,夏芽,在听我讲话吗??」
???,「……………………………………」
巡,「夏芽?」
???,「啊、嗯……听着呢」
巡,「那就好,继续吧。也就是说最近的galgame很难卖啊,还是去买『间接之恋』呢」
???,「这是什么宣传时机!?」
;◆背景(空‐夕)
巡,「咦,夏芽,那本学生手册?」
???,「…………………」
???,「没什么……今天偶然捡到的」
巡,「哼嗯」
???,「……必须还给失主………对吧?」
巡,「不愧是夏芽,真温柔呢~而且果然胸很大~」
???,「不要若无其事地看过来」
;◆効果音(コミカル殴り:ポコ!)
巡,「痛」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
;◆背景(空‐夜)
………那天晚上。
和树,「唉……」
得知老爸在和店长喝酒,
我必须和老妈去接老爸回来。
把喝得烂醉如泥的老爸扛回家,男人是必要的。
;◆背景(喫茶店‐夜)
我带着烦闷的心情走进了店内
薫&俊彦,「「耶ーーーーー!!」」
我的亲爸『三枝 熏』
与阿知华的父亲,兼我的伯父『羽田野 俊彦』先生
正单手拿着啤酒杯尽情地闹着。
和树,「……………」
真是久违了呢,我的亲爸。
阿知华,「不好意思,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种状况了」
阿知华从店里走了出来。
阿知华,「完全在兴头上呢……」
幸子,「抱歉,阿知华同学,我家男人和兄长给你添麻烦了……」
阿知华,「叔母你在在意啥呢。有一边还是我的废柴老爸呢」
我的老爸薫,
与阿知华的老爸俊彦先生,是基友……
老爸在因单身赴任而离开本地以前,经常这样到俊彦先生的店里喝酒。
薫,「啊!和君这边这边!爸爸回来了哟!!两天不见了呢!!」
和树,「哟,老爸,回家之前先在这边喝几杯,你什么思考回路啊」
薫,「抱歉了~义兄他硬要我陪他喝几杯啊,是他逼我的~」
和树,「也考虑下老妈的感受啊」
明明阔别了三年,总算才回来了。
夫妻间应该有一大堆话要说吧。
幸子,「没事的,和树,这家伙以前就是这样了」
薫,「对不起,幸子……」
俊彦,「别那么生气啊,幸子。今天就不要拘礼了!那,薫,继续喝继续喝!」
薫,「哈、是!我的义兄」
幸子,「等一下,哥哥!熏先生他喝不了几杯的,别再灌他了!」
俊彦,「我知道我知道~!不过薫啊,比起三年前不是能喝多了吗~!」
俊彦,「是那个吗……逛夜总会的功效啊……」
薫,「哇啊啊啊啊义兄呀!那那、那种事……」
幸子,「姆…………」
薫,「……………幸、幸子?误、误会啊、我去逛夜总会什么的……」
幸子,「薫先生,待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薫,「咿、咿咿咿?!」
俊彦,「嘎哈哈哈!!别那么死板呐幸子!夜总会什么的又有什么,男人本色啊」
阿知华,「……真差劲」
和树,「是的」
俊彦,「哦、小和!你打算跟阿知华结婚了吗!!」
和树,「哈?」
阿知华,「啥?!」
俊彦,「阿知华这妹子,这两年变得有些没大没小了呢~」
俊彦,「也只有你能收了她了,拜托了小和~」
阿知华,「要你废话!死老头!!谁要结婚啊」
和树,「别这样阿知华。对醉成这样的店长说什么都是空的」
阿知华,「但、但是」
俊彦,「嘎哈哈哈!定了!就这样定了~阿知华就由小和收了!」
里沙,「不不,老爸啊,你算盘打的太早了?」
俊彦,「什么?」
里沙,「根据老朽的调查,这个名叫和树的男人……街坊们给他的评价是大淫魔啊」
里沙,「要是姐姐成了他的东西,那就会……」
俊彦,「会、会发生什么?」
里沙,「那可不得了了,不过老朽有点……天机不可泄露啊,说到底这也是姐姐的个人问题」
里沙,「像老朽这样的三教九流之辈是上不了这种台面的……你忘记老朽说的算了吧、老爸」
俊彦,「够了给我说!小和到底会对我女儿做什么!?」
里沙,「老爸你行行好……接下来……老朽要说的可是非常的非常的……」
俊彦,「怎、怎么啦?!!拜托了、快说!」
里沙,「………………………唧唧喳喳」
俊彦,「?!!!」
和树,「……………………」
阿知华,「……………………」
里沙,「………………………唧唧唧喳喳喳」
俊彦,「??!啊!!??」
俊彦,「那种事情……怎么会!!」
里沙,「是真的」
俊彦,「上面的口……下面的口……正中间的口,什么!!」
和树,「正中间的口是啥……」
里沙,「好了」
阿知华,「什么『好了』!!」
里沙,「那碍事者就先行退散了」
和树,「话说原来你在吗,金发」
里沙,「姐姐在的地方,不管是哪我都跟过去……」
阿知华,「好恐怖」
和树,「为什么把这种家伙放进店里,阿知华」
阿知华,「没辙啊,『姐姐的父亲,真想跟他打个招呼啊!』说完就跟了过来,轰都轰不走」
和树,「你还真是跟屁虫啊,金发」
里沙,「我woman、你man's,understand?」
;◆効果音(コミカルな頭叩き音:ポコッ)
里沙,「痛?!」
和树,「别丢奇怪的英语」
里沙,「呜哇ーーー姐姐这家伙爆我头~~!!」
阿知华,「自作自受」
里沙,「呜哇ーーー走夜路被疯狗咬了」
和树,「改改你的毒舌啊!!」
幸子,「呵呵呵,和树好像交了新朋友呢,太好了~」
薫,「没错呢」
俊彦,「正中间的口,阿知华的正中间的口被啊啊啊……!畜生!」
阿知华,「闭嘴!死老头我在你脑袋里到底被怎么了?!」
俊彦,「该死……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独生女啊……竟然被……呼哧」
阿知华,「哭你个头……」
里沙,「Oh!老爸!hey come on!」
;>>ここからエセ外人っぽい感じで
里沙把店长叫了过去,然后用奇怪的英语开始交谈。
俊彦,「what??」
不知道为何,店长也开始起劲了。
里沙,「heshu kill!killing heshu!」
俊彦,「killing heshu……?哦哦…YES、YES I DO」
这语法真要命……
里沙,「OKOKOK!」
里沙,「mgkstafkfkasjdfldpresident!」
俊彦,「HAHAHA!president?」
哪门子英语啊。
里沙,「president and play deter!」
play deter?!
俊彦,「you are alien!」
和树,「他们再说什么呢?!!」
然后金发动了动眼睛……
是在表示肯定吗。
里沙,「fsdkafsklkf!YESYESYES!」
俊彦,「Iee(不是)!asapro赛高ー!」
交谈似乎进行得十分融洽!
里沙,「HAHAHAHA~又来了又来了!」
和树,「到最后还是觉得很奇怪啊?!!这已经是日语了啊!」
里沙,「不不ー老爸,你才赛高啊。我们的关系似乎不错呢」
俊彦,「真巧啊,我正好也是这么想的。我看好你」
和树,「啊、店长,太接近那家伙的话会被染上恶心的黄色汁液的」
里沙,「才不会!」
俊彦,「真恶心啊!!金发你」
里沙,「怎么会,才两秒就被讨厌了!?」
和树,「人只需两秒,最喜欢的人就能变成最讨厌的人 by‐sanzhi heshu‐」
里沙,「在这里……一句新的名言诞生了」
俊彦,「这种粘糊糊的感觉是什么」
里沙,「哪有(哭)」
……………………
就这样,在喧嚣中日期更换了。
只可惜一难去了还有一难。
最终将喝得醉醺醺的老爸回收后,相安无事地回家了
我忘记了名为姐姐的噩梦……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夜)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巡,「啊、和树君~」
哔咕!!
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的老姐叫住了我。
和树,「什、什么事……老姐」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巡,「呵呵呵呵」
巡,「哎呀~和树君也到这种年龄了呢」
和树,「!」
巡,「藏在那~种地方,偷听比自己年纪大的少女的对话……」
和树,「那、那是因为……那个、有、有有、有原因的!」
巡,「啊~好的好的,又不会去揭发你~安心吧」
和树,「………………」
巡,「不过」
巡,「要是肯借偶钱的话」
巡,「偶会很开心的ー」
和树,「………………………………」
巡,「再贱~」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说着老姐回了自己房间。
和树,「………………………………………………」

玩儿完了。
红,「兄长、发生了什么?一脸呆样」
和树,「……………………」
红,「喂,兄长,在听吗!」
和树,「……………………啊啊」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夜)
和树,「怎么了,吾妹啊」
红,「有点话要说」
和树,「抱歉,刚才我的心灵受到了致命的摧残……说白了,我现在要背负债务了。」
和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听你讲话了……」
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稍微给我点时间就够了。」
红的口气十分严肃。
和树,「………………我知道了。是到我的房间里去讲吗?」
红,「唔姆」
;◆背景(暗転)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背景(和树部屋-夜)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和树,「说,怎么回事?」
红,「…………………………」
红,「…………………………………这个、那个 」
明明说了有话要讲,一进我的房间
却闭口不谈了。
和树,「怎么啦?有什么事?」
红,「……………那是、那……」
和树,「??」
怎么看都很奇怪。
平时一副自信满满威风堂堂的样子,现在却扭扭捏捏地说不出话来。
红,「兄、兄长……」
和树,「啊啊」
红,「明天是,星期六的说……」
和树,「啊啊」
红,「休息日呢……」
和树,「是啊」
红,「……要去哪儿?」
和树,「嗯?」
红,「要去哪儿?你不打算出门吗?」
和树,「明天吗?明天倒是……没有特别的预定啊」
红,「这样啊……这样啊」
和树,「??」
真是不得要领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红。
不、
不会吧…………!
;◆背景(暗転)
;◆背景(和树部屋-夜)
红,「我说欧尼酱,明天跟我约会吧?」
和树,「说、说什么呢,红,就算你突然这么说……」
红,「讨厌吗?跟我约会什么的……」
和树,「倒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我们,可是兄妹啊?」
红,「所以说呢?」
和树,「所以说……」
红,「这个时代,兄妹约会很普通的。都烂大街了」
和树,「人、人家是人家、咱是咱呀」
红,「看吧、又这样……马上就开始糊弄我了」
和树,「糊、糊弄什么的……」
红,「你其实……早就察觉到了吧?我的感情」
和树,「你的、感情」
红,「…………………」
红,「呐……欧尼酱」
红,「约会、去吗?」
红,「我想要确认,欧尼酱的感情」
红,「和我自己的,感情……」
和树,「不、不可以的、那样的、我们、呜哇」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背景(暗転)
;◆背景(和树部屋-夜)
和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红,「怎么回事啊突然叫这么大声!?很恶心的,兄长……」
和树,「抱歉,刚刚看到了不得了的幻想」
红,「要我送你去湘雅附二吗」
和树,「没什么,继续吧」
红,「………………」
红,「其实明天,咱的熟人回来我家玩」
和树,「原来如此,会妨碍到你所以要我出去吗」
红,「真灵泛啊~兄长♪」
和树,「……男盆友吗」
红,「才、才不是!究竟是怎么才会想到那里去!?」
和树,「不是,要是要跟男朋友打情骂俏的话,我呆在隔壁的房间的确是会妨碍到你们」
和树,「发出声音什么的……是吧」
红,「……!?真、真是岂有此理的贱民的思想,兄长!」
和树,「不是男朋友的话,难道是班上的朋友吗?」
红,「哪,哪里是朋友……只是熟人罢了……」
和树,「男的吗?」
红,「女的!……该死的贱民」
和树,「那样的话我呆在家里又不会死人」
和树,「房间都是分开的,像平常那样也不会有碰面的机会啊」
红,「我不要」
红『呼』地将脸转了过去。
红,「兄长是不会明白的,女性朋友被兄长看到脸的尴尬」
和树,「为啥限定在哥哥身上啊?老姐呢?」
红,「姐上的话没关系,她肯定会从早上一直睡到傍晚」
红,「比如在走廊里头碰头了,是姐上的话就人畜无害了」
和树,「说得好像是我就有害了一样……」
红,「果然要是有男生的话,这个年龄的女生就会像鸭子一样吵啊」
红,「『哎哎,让我看看』,『帅不帅啊』什么的……嘎嘎嘎的烦得你招架不住」
红,「而且世间的一般论所言的『帅哥』,就算性格人品再好……」
红,「对咱来说,恨之入骨……」
红,「可惜了」
和树,「一堆废话!!」
和树,「真是的、我知道了啦。你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我明天出去就是」
红,「兄兄兄兄长,你懂咱的话吗!」
和树,「哎呀呀,毕竟你都这样恳求我了呢」
红,「你觉得我是在拜托你什么啊?」
和树,「不是要我尽可能接受你的约会邀请吗……」
红,「…………」
红,「哈?!!」
;>>↑文字大
红,「哈啊啊啊?!!!!」
;>>↑文字特大
和树,「对不起,这是玩笑」
红,「梦话在梦里说就够了,兄长」
红,「为什么咱必须要跟兄长约会啊,为何?!!」
红,「为何?!!!!」
和树,「也、也对呢。红小姐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红,「当然的啦……真是的……」
一脸不爽的红。
红,「总而言之,明天就拜托了,兄长。咱的熟人会在九点过来,请在那之前出去」
和树,「九点还真是略早呢」
红,「加入了水泳部的朋……不对,是熟人。因为下午有训练,所以只能上午见面」
和树,「运动型男吗……对你来说还真是个意外的选择啊」
红,「…………我说了是女的吧」
和树,「是是,了解」
红,「是,说一回就够了」
愤愤不平的红说着离开了我的房间。
;◆背景(暗転)
………………
;◆背景(空)
;◆効果音(雀音:チュンチュン)
然后第二天。
;◆背景(和树部屋)
和树,「………………」
和树,「玩儿蛋,睡过头了…………」
;◆効果音(爆発音:ドカーン!!)
红,「搞什么啊,兄长!刚想着真安静啊,就过来看了看……你还在睡吗!?」
和树,「我切腹」
红,「切腹要是有用你就速速给咱去切了ーーーー!!」
;◆効果音(インターホン音:ピンポーン)
红,「嘎ー!我朋友这不是来了吗!」
和树,「果然是朋友吗」
红,「啊………知、熟.人、才对!」
和树,「啊、这样啊……」
红,「总之,既然如此亦无良方……在咱熟人来的这段时间」
红,「你就一直那样睡着」
和树,「不ー你刚刚那么吵我早就没睡意了……已经完全清醒了」
さちこ,「小红——!有朋友来了哦~~」
;>>↑遠くから(1階から2階へ)
红,「咕呶呶……」
和树,「咕呶呶……」
红,「别学咱!」
和树,「快点去啊,朋友在等着哦」
红,「不是朋友,是『欧知金』!」
和树,「欧金金(大屌)?」
红,「欧.知.金!啊算了,随你便!」
红,「只是……」
红,「绝对不准偷窥我的房间!!」
和树,「才不会干那种事」
红,「哼,鬼知道」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红『呼』的转了过去,从我的房间出去了。
和树,「哎呀呀,信不过我啊~」
的确睡过头了是我的不好,不过好歹也对做哥哥的多一点信赖啊……
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打扰了!」
;>>↑遠くから(1階から2階へ)
1階から、聞き慣れない女子の声……
和树,「…………………」
红的朋友……吗。
怎样的妹子呢。
红,「去咱房间吧」
;>>↑遠くから(1階から2階へ)
???,「嗯、好的」
;>>↑遠くから(1階から2階へ)
笔直地踏着楼梯的声音,缓缓逼近了。
和树,「…………………」
红的朋友的话,也是比我小一岁吧。
大概是跟老爸待久了吧,
对自家以外的女性……尤其是年龄相仿的女性的存在
总有点兴致勃勃,啊、不对,是心里痒痒的。
和树,「呜——嗯」
仅仅只是看一下背影的话……
没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我蹑手蹑脚地靠近了门口,
等红她们经过的时候从后面瞟一眼的作战。
可是……
;◆効果音(ドア蹴り音:ドン!)
;>>画面揺らし
和树,「!?」
嘭!
路过我方面的红,对准房门猛的飞踢了一脚。
我的行动完全被看透了……真是可怕的妹妹。
???,「怎么了?」
;>>↑遠くから(壁越し)
红,「……没什么」
;>>↑遠くから(壁越し)
和树,「………………………………」
接下来还是老实点好。
;◆背景(暗転)
……………
;◆背景(三枝家居間)
和树,「多谢款待」
さちこ,「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享受完有些迟的早饭,我思忖着要如何有意义地度过这个休息日……
薫,「听说小红的朋友来啦?」
正在看报纸的老爸抛出了话题。
和树,「啊啊、好像是的」
薫,「小红的朋友吗~长什么样呢~」
和树,「我想看的,但是失败了。总之小红大概不想让我们看到」
薫,「和君都NG实在是太苛刻了,但是她有好好的通报我哟」
和树,「你想对你亲女儿的朋友做什么?!」
さちこ,「薰先生真是的,女儿的同级生都在守备范围内什么的」
薫,「啊哈哈、哎呀~」
和树,「才不是『哎呀~』!这很糟糕的!?」
薫,「你在说什么呢和君,小红的朋友不也在你的守备范围内吗?」
薫,「我把小红的朋友列入守备范围又有什么错?」
和树,「也、也是、没错…………………………」
和树,「不对,果然很奇怪吧!!!」
さちこ,「熏先生对女性的不检点完全遗传给了和君呢……」
さちこ,「生活面上的邋里邋遢就传给了巡~」
;◆背景(巡部屋)
#textbox message1,name1
巡,「……呼……呼……zzz」
巡,「呜喵………夏芽小姐……你犯规了……太过分了……呜喵呜喵……呼ーzzz」
;◆背景(三枝家居間)
#textbox message,name
薫,「所以说,就算我对小红的朋友起了性欲,再怎么顶多也很普通啊~」
和树,「不不!我只跟她相差一岁啊!」
薫,「我也只差了50岁啊!」
和树,「50岁就完蛋了!会被条子抓的!!」
さちこ,「熏先生真讨厌,不过也没有差50岁那么多哦」
薫,「是啊~所以是合法的」
和树,「什么狗屁理论啊………」
为了这色老鬼以后不蹲班房,必须要注意点了……
さちこ,「不过,要是什么时候真的出手了~」
さちこ,「就枪杀算了☆」
薫,「………………………………………………………」
看来只要老妈健在,他也不敢沾花惹草呢。
稍微对父亲抱着点同情心,我离开了客厅。
;◆背景(暗転)
……………
;◆背景(和树部屋)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
隔壁红的房间就传来了『呀~呀~』的可爱的女孩子的声音。
和树,「…………………」
真是不可思议啊。从妹妹房间传来的陌生的女孩子的声音……
…………………
???,「欸~真的吗?『绝对不是』什么的~啊哈哈哈哈♪」
红,「我是说真的!」
???,「不过果然,男人还是要有内涵啊内涵!因此年纪大点儿的绝对要好些!」
…………………
恋爱话题啊……
虽然不是特意去听的,不知为何总让人很在意啊……
我悄悄地将耳朵贴上了墙壁。
红,「为什么要年纪大的呢?」
???,「因为年纪小的太孩子气了~」
红,「说起来碧里你有弟弟吧,是受这个影响吗?」
???,「谁知道。话说……红你喜欢那一类啊?」
红,「哎?!」
???,「我问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子啊」
红,「那、那个………没、没有!那种人!」
???,「啊咧啊咧~?脸红了~♪难道说,脑海里浮现出了谁的脸吗~??」
红,「别、别说傻话」
和树,「……………」
就像是休学旅行的晚上会说的话一样……
这就是青春,吗。
再这样听下去也有点过分了,我刚把耳朵挪开……可是
???,「有什么不好的,告诉我不就得了!只是喜欢的类型罢了」
红,「不是说了不存在喜欢的类型吗!异性什么的才不稀罕呢!」
???,「搞什么!你蕾丝吗?呜哇,别靠近我~」
红,「乃!乃乃乃!乃港哈子(你说啥)!!」
看来是晴转多云了……吵架了吗?
???,「不是的就好好说啊!明明我已经先说了,太不公平了」
红,「哼!张口闭口就是男人要内涵!嘴上倒是说得天花乱坠,不过是个红花丫头罢了!!」
???,「闭嘴!!轮不到你来说我!virgin virgin!virgin红!!」
;◆効果音(壮絶な物音:ドタドタドタ!!)
红,「吵吵吵、吵死啦!!」
和树,「喂喂……」
这声音有点厉害啊,扭打起来了吗?
又不是男人间的决斗……
???,「你这家伙一直一直都是这么令人反胃呢,红——!!」
;◆効果音(壮絶な物音:ドカ!ガシャ!バリーン!)
红,「碧里——!!!」
和树,「这还真是不妙啊?!」
必须在受伤前去阻止她们呢……!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効果音(ドア音:バタン)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
察觉到了紧急事态的我匆忙奔出了房间
立马冲向了红的房间。
不过,房门被锁上了……
这个瞬间
红,「立刻马上给咱滚出去ー!」
???,「呃ー哎,滚就滚!永别了!!」
;嘭——!!!
;>>↑文字大
;◆背景(白転)
;>>画面揺らし
和树,「嘎!??」
有什么迎面撞了过来的同时……
脸上一阵激痛。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
和树,「痛ーーー!!」
???,「唉?」
我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的瞬间、
门正好从里面被打开了,然后我就惨遭颜射。
痛得我直接蹲了下去……于是
???,「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门外面竟然会有人……」
红,「唔……呼呼呼……怎么啦兄长,那副德性……呼呼呼呼!」
女孩子慌了手脚,在旁边看着的红却咯咯地笑个不停…………恶鬼吗。
???,「没、没事吧?给我看一下……糟了,流鼻血了……」
说着红的朋友开始给我做护理。
这时我第一次
看到了这个女孩的脸……
;>>碧里アップ
和树,「……哎?」
为什么
前天在电车里
把口水滴到了我的裤子上的
那个美少女会在这里。
和树,「啊……」
???,「?」
和树,「那、那个时候的……」
???,「唉……?」
???,「…………………………」
???,「……………………………………………」
???,「―――――――!!!?」
对方总算是回忆起了我的身份,脸上写满了诧异。
???,「为………那………那时………的…………!!」
#say满脸通红的少女又开始口齿不清了。
???,「……(啊)………(啊)………的………」
在发出不成句子的声音之后――――
???,「………啊…………!!!!」
;>>碧里立ち絵 消し
;◆効果音(廊下ダッシュ音:ダダダダッ)
和树,「什?!」
冲刺般地逃离了现场!!
红,「碧、碧里……?」
和树,「………………」
快到我只能哑然失神地干站着。
看到这个场景的红哑然失神的程度毫不逊色于我。
红,「到,到底,兄长和碧里之间发生过什么……」
红,「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树,「谁、谁知道……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さちこ,「啊啦?就回去吗?」
???,「打打打、打扰了ー!!」
;◆背景(空)
就这样,与妹妹的朋友……园原碧里的
;■苗字前判明してないぞ?
说也说不清的奇妙关系
开始了。
;◆背景(暗転)
;◆効果音(予鈴)
;◆背景(教室)
;◆イベント絵(碧里と红)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拜托了!把你的哥哥介绍给我吧!!」
红,「……………………………………」
红,「星期六从我家逃了出去」
红,「一大早的,你就在说什么呢」
红,「……难、难道汝……喜欢那种类型的吗……?」
碧里,「呃?!」
红,「……就算再怎么喜欢年纪大的……这也太恶趣味了……」
碧里,「才、才不是!别误会啊!!」
碧里,「我、我只是………想要……对那件事情道歉罢了……」
红,「那件事情?」
碧里,「虽、虽然不能说……但总之!把你哥哥介绍给我吧!!」
红,「………………」
;◆背景(背景のみ暗転)
红,「(有、有什么)」
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这是,梦吗?)」
红,「(那之后,不论怎么问兄长都被他意味深长地巧妙避开了……)」
红,「(毫无疑问发生过「什么」……兄长与碧里之间……我所不知的「什么」)」
碧里,「呐,有在听吗ー?」
;>>↑遠くから
红,「(被囚禁在净是男生的学校,压抑着欲求不满和下流想法)」
红,「(长达三年的和尚般的无欲恬淡的生活,兄长都硬撑过来了……)」
碧里,「喂—、喂喂——……魂儿还在吗~?」
;>>↑遠くから
红,「(难道那个不幸就在现在逆转了吗?这就是所谓的否极泰来吗??)」
红,「(必须要好好对那件事道个歉?『那件事』什么的……『那件事』是指什么?!难难难、难.倒.说)」
………………………
;◆イベント絵(红妄想-碧里スケベ1)
碧里,「学长……我……想要……好好地对那件事道个歉」
碧里,「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被吓到了……又撒娇任性……很吵的吧」
碧里,「还提前去了爱情旅馆什么的……那么……饥渴难耐的样子……」
碧里,「男人的那个……下面的事情什么的……忍起来……很难受的吧?我特意来取经(精)了……」
碧里,「我怕一旦……变成那种场面的话……突然就害怕起来了什么的……」
碧里,「啊、啊哈哈!很恼人的吧…………处女……什么的,不过我……!」
碧里,「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希望是被……学长收下……」
碧里,「所以说,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觉悟才过来的……!!」
碧里,「今天没有关系的……所以,学长!」
;◆イベント絵(红妄想-碧里スケベ2)
碧里,「……………………请抱我?」
;◆背景(教室)
红,「不————————行————————!!!!」
红,「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ーーーー!!」
碧里,「哈?你说啥呢??」
红,「(怎么可以有……那种事情……果断的,怎么可以有!!)」
红,「(在这里让兄长轻易获胜的话,那他直到今天所受的苦就像是假的一样了)」
红,「(兄长迎来了『春天』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有!!)」
红,「(咱不想看见……如沐春风的兄长ーーーーー!!!)」
碧里,「你在嘀咕着些什么呢?」
红,「不、不、没什么……」
红,「(冷静地考虑一下的话,刚刚的妄想还是有些过了……既然再说「介绍给我」这种话,可见俩人的关系还在初期阶段……!)」
红,「(如果不阻止他们的话,俩人的关系,就会继续发展下去……!!)」
红,「(沉浸在幸福中兄长,被幸福包围的兄长之类的)」
红,「(才不是咱的兄长……)」
碧里,「我说,到底怎么样啊?能不能……帮我介绍啊?」
碧里,「如果你不肯的话……虽然很害羞……但我还是要,由自己……」
红,「!?」
;◆背景(暗転)
红,「(比起眼睁睁地看着事态自行发展,还是让咱在幕后暗箱操作,要有胜算些……)」
红,「(最坏的情况,可能还是要考虑借助姐上的力量)」
红,「(虽然……价格有点高)」
红,「知、知道了!咱的兄长……介绍给你吧」
碧里,「真、真的?……太好啦!」
碧里,「谢、谢谢了……呢」
红,「(咕呶呶……脸上都染上女儿红了呢,你就先高兴着吧)」
红,「(我怎么可能会让事情像汝期待的那样,可别想一帆风顺……!!)」
;◆背景(空)
;◆効果音(予鈴)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好,今天也结束了」
没有其它要做的事,直接回家吧。
千乃,「呐和君,一起回家咯?」
和树,「哦、好吧」
为什么是农村口音?
千乃,「小樱也一起,可以咯?」
和树,「呃?玉森也一起?」
千乃,「小樱家离我家也很近——哦改(为何)不来咯ー」
和树,「我说你,乱改语音也要有个度啊」
说起来千乃跟玉森也是幼驯染呢。
和树,「也就是说,玉森家也……在我们家附近吗?」
千乃,「是的是的」
和树,「嚯」
我们家附近还住着这么高质量的妹子啊……
千乃,「所以说,一起回去吗?」
和树,「好啊,玉森愿意的话」
千乃,「啊,说曹操曹操到」
千乃视线的另一头
是站在教室门口的玉森的身姿。
看来是来接千乃了。
;◆背景(学園廊下)
千乃,「久等了~小樱!」
樱,「我也刚刚下课呢~」
千乃,「那回去吧!」
樱,「嗯!」
千乃,「啊、和君也一起可以吗?」
樱,「呃?」
和树,「哟」
我站在千乃背后打了个招呼。
和树,「我家也跟千乃家非常近哦」
樱,「……………………」
玉森呆呆的看着我的脸。
樱,「…………那个」
樱,「所以呢?」
和树,「唉?」
表情更呆了,玉森已经是纯粹地对我投以疑问了。
和树,「啊、不好意思,玉森讨厌的话我就……」
樱,「啊!不,并没有!不是讨厌……我知道你跟千乃是幼驯染,所以家离得近也可以想象」
樱,「可能离我家也很近呢……只是」
樱,「三枝君………跟话都没说过几次的女孩子一起回家………怎么说呢……不觉得有些轻率吗……」
千乃,「太不检点了!」
樱,「没错!」
千乃&樱,「「呐ー!」」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ガーン!)
和树,「呃——……」
我不检点……吗?
和树,「不不不,我只是和幼驯染还有她的朋友很普通地回家罢了!」
樱,「不不不,男女间一起回家都是幼儿园的小盆友才能做的……顶多也就是小学生……」
樱,「恐怕这个年代还男女一起回家的话『啊咧?那对狗男女在交往吗现充去死不如说三枝和树去死』会被这样觉得的哦」
和树,「去死?!!这么严重!?」
樱,「嗯嗯,这还是很普通的」
和树,「哈、是吗?」
樱,「就是这样……要试着当一下观众吗?」
和树,「观众?」
樱,「一对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的男女学生,也不是恋人,却一起回家……客观的看的话?」
;>>選択肢1:啊咧?那对狗男女在交往吗现充去死还不如让三枝和树去死
;>>選択肢2:算了,男女间的友谊……之类的,可能也有吧。还不如让三枝和树去死
;>>選択肢3:没有没有没有,三枝和树去死
;>>選択肢4:三枝和树去死
;@select4_long text1="1.啊咧?那对狗男女在交往吗现充去死还不如让三枝和树去死" text2="2.算了,男女间的友谊……之类的,可能也有吧。还不如让三枝和树去死" text3="3.没有没有没有,三枝和树去死" text4="4.三枝和树去死" target=*001
樱,「呐?」
和树,「才不是『呐』啊!!有点奇怪啊!?」
千乃,「啊哈哈哈!奇怪的是和君的颜艺啊~」
和树,「我现在什么表情?!!画面上没有赶快给我说明一下」
樱,「嘛,总之,要跟我们一起回去的话……」
樱,「也OK♪」
和树,「OK你个头啊!?玉森小姐你都那么醒门子地酝酿出NG的气氛了!」
总之玉森想要守护与千乃的独处时间呢。
千乃,「啊哈哈哈,和君你的颜艺!」
和树,「别把我的脸当梗玩」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外観)
如此这般,我们总算是离开了教学楼。
;>>夏芽立ち絵
于是在校门口发现了一个非常引人驻足的女孩。
千乃,「哇~那个人好漂亮啊」
樱,「前辈吗?真的很漂亮呢……」
和树,「确实呢」
五官工整,身体苗条,身高也不错,一头黑发英姿飒爽。
如果樱是可爱的偶像系,那这位就是冷酷的冰美人系。
;>>夏芽 胸アップ
和树,「嗯……?」
那对胸部……在哪里…………
千乃,「波派……星人!?」
;◆効果音(コミカル殴り:ポコ!)
樱,「千乃酱!」
;◆効果音(コミカル殴り:ポコ!)
和树,「喂,笨蛋!会被听见的」
千乃,「两、两个人就算是打我也……」
???,「?」

是察觉到了骚动吗,黑发的女学生朝我们这边看着。
和树,「不妙……」
樱,「被,被听到了吗……」
???,「!」
于是女学生飒爽地将敏锐的视线锁定在了我们身上。
和树,「完蛋了,被盯上了」
看来是把她惹毛了。
樱,「啊啊啊……而,而且那个领带别针的颜色……是上级生啊」
千乃,「我们会被怎么样呢」
和树,「没你说话的分」
可爱系的女孩子生气起来还是很可爱,冰美人系的要是生气了的话可是真的很恐怖……
这是因为有红和老姐我才知道的
惹毛了冰美人系的妹子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偏见)
千乃,「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被上级生斥责的……和君,交给你了!」
和树,「搞,搞什么!?」
千乃,「喂,小樱你也说说话啊,快给和君打打气」
樱,「啊啊啊、三……三……三枝君,给我们看看,你男,男,男人点儿的地方啊」
和树,「这段子老掉牙了!?」
???,「…………」
在我们还在纠缠的时候,冰美人般的上级生盯着我们走了过来。
樱,「………啊哇哇」
千乃,「………秃驴」
和树,「…………………」
两个女生都退怯了……如果不能守住这里,
算什么男人!
;>>夏芽 立ち絵アップ
???,「…………………」
笔直地站在我面前的上级生。
和树,「…………………」
试图藏在我背后的千乃与樱显得那么渺小。
;>>夏芽 胸アップ
……上级生果然很有压迫力呢。
千乃,「……波……波……波派」
;>>↑小声で
樱,「……星人……」
;>>↑小声で
和树,「你这孙子在小看老子吗ヽ(*。>Д<)o゜」 人一旦被逼上了绝路……… ???,「……………那个」 和树,「哈、嗨!」 ???,「…………………」 ???,「这种时候,我该说什么好呢……」 和树,「真、真………」 ???,「哎?」 和树,「真是对您太失礼了!万分抱歉——!」 千乃,「万分抱歉——!」 樱,「万分抱歉——!」 ???,「唉?那、那个……等」 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鞠躬道歉,然后兔子一样逃离了现场。 ???,「………………………………」 ;◆背景(暗転) ……………… ;◆背景(樱並木) 和树,「哈、哈、哈」 樱,「哈、哈、哈」 千乃,「咿、咿、呼」 和树,「哎呀~吓出翔了」 樱,「真是的~都怪千乃酱……想到什么马上就脱口而出」 千乃,「哎呀~抱歉亲。真是祸从口出呀~」 和树,「饶了我吧,刚来这所学校就被上级生给瞄上了……」 千乃,「这孩子真是的,竟然被吓成这样」 樱,「真是该羞愧得无地自容呢……」 和树,「是是,对不起啦」 总而言之,相安无事地去阎王府走了一槽。 在下定了以后要注意这种事情的决心后,我们走上了回家的路。 ;◆背景(暗転) ……………… ……………………………… ;◆背景(空) 第二天。 ;◆背景(駅ホーム) 千乃,「啊、和君!」 和树,「哟」 出门的时候偶然碰到了千乃。 樱,「早上好,三枝君」 和树,「玉森也在吗」 千乃,「我和小樱每天都是一起上学的哟♪」 和树,「是吗」 关系还真好啊。 ;◆背景(暗転) ……………… ;◆背景(電車内) ;◆効果音(電車音:ガタンゴトン、ガタンゴトン) 樱,「昨天还真危险呢ー」 千乃,「昨天?」 和树,「就忘了吗。昨天回家的时候,被上级生缠上了的事?」 千乃,「啊啊,因为和君的性骚扰而生气了的事啊」 和树,「只过了一晚上你的记忆就歪曲了么?!」 樱,「以后还是别让我遭这种罪了」 和树,「我也是」 ;◆背景(暗転) ;◆背景(樱並木) 千乃,「呐,要是又碰到了那个前辈怎么办?」 樱,「唉?!」 和树,「放心吧玉森,我们学校又不止那几个人?」 和树,「同级生还另当别论,碰见一个特定的上级生好几次,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嘛」 樱,「的确偶然遇见的机会很低呢」 樱,「不过……如果她还惦记着昨天的事……」 樱,「主动来找我们……」 和树,「啊哈哈,她是猎户吗」 千乃,「不不,话不能说这么死……那家伙的眼睛,已经被从深处污染得一塌糊涂了」 千乃,「绝对砍过两三个人」 樱,「的确是那种眼神呢……」 和树,「你们还真过分呐」 和树,「不用担心,绝对不会碰上的啦」 樱,「但是,『万一』这种东西……」 和树,「哈哈哈,怎么可棱」 ;>>夏芽立ち絵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ガーン!) 和树,「还真有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樱,「咿——!!」 黑发的上级生背靠着樱花树,狠狠地盯着路过的学生。 明显是在找谁。 千乃,「那,那魂淡……还不死心吗?!」 樱,「她打算捅了我们吗……!」 和树,「你们真过分啊」 ???,「…………………」 不过万幸的是(?)对方还没有察觉到我们的样子。 千乃,「绕过去吧……」 樱点着头表示对千乃的赞同。 和树,「看来是咽不下那口恶气呐,但也不要这么不留活路啊」 千乃,「和君太天真了!因为一句不中听的话而被沙这种事情也有啊!」 和树,「那句不中听的话不是别人正是你这混球说的啊」 樱,「这不全是千乃的错!」 和树,「你也是!?你以为这事没你的份吗?!」 你天然呆啊,玉森…… 千乃,「不过无论如何,迂回前进迂回前进」 樱,「赞成」 和树,「知道了」 我们避开黑发上级生的视野,慎重地绕进了学校。 ;◆背景(暗転) ;◆背景(空) ;◆効果音(予鈴) ;◆効果音(教室) 然后,那天放学后。 千乃,「就是撒!那个电视剧里出现的狗的品种,我一下子就说中了呢~」 樱,「嗯嗯」 千乃,「我爸都被吓了一跳呢……『千乃,你是天才啊——!』地吵着」 樱,「真厉害呢千乃酱!」 千乃,「我就是天才吧~♪」 樱,「天才呢~♪」 和树,「………………」 还真悠闲呢。 我侧眼看着把今天早上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卿卿我我的千乃和玉森 正打算回去的时候…… 恭次郎,「和、和树」 和树,「哦哦,怎么啦恭次郎?」 就在这时,恭次郎用软趴趴的声音向我搭话了。 和树,「累惨了吗」 恭次郎,「………大事不妙了……」 和树,「大事不妙?」 恭次郎,「总之,闭上嘴跟我来……相信我」 和树,「到底怎么了?」 恭次郎的表情前所未有地认真。 闭上嘴跟我来,说起来有点奇怪啊…… 千乃,「再见,和君,我们先走了~」 樱,「你们两位男生慢♂走~」 和树,「啊、啊啊,明天见」 千乃与樱卿卿我我地回家了。 恭次郎,「那么,我们也走吧……」 和树,「哎呀呀,没办法」 我心中踹踹不安的跟在了恭次郎后面。 恭次郎,「……我不能保证你能四肢健全地回家」 和树,「你打算带我去哪儿!?」 不安极速加剧…… ;◆効果音(暗転) ;◆効果音(プール) 就这样, 总算是到了,学校的室内泳池。 和树,「喂,恭次郎……到底」 恭次郎,「………………」 在放学后的泳池边,中意水泳部的女生们正在做着热身运动。 女子部员A,「(呐,快看,那个)」 女子部员B,「(什么?偷窥吗??)」 穿着泳装的女生们又来了惊讶的视线…… 和树,「喂、喂,恭次郎」 这可真是。在泳池场景中的穿着校服的男生,太醒目了。 再这样下去难免会被当做绅士的,不做点什么的话 和树,「恭次郎!在听吗,来这种地方到底是……」 想干什么?刚想这么问的时候 恭次郎,「人、人我带来了!」 和树,「呃?」 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对我说的……不过看来不是 ???,「辛苦了」 恭次郎的前方,站着一个泳装女学生。 和树,「…………呃?」 为什么那个人……… ;>>夏芽立ち絵表示 ???,「…………………」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缠着我们(?)的上级生。 恭次郎,「已经可以了吧?!话也问完了,放了我吧」 ???,「……不行,恭次郎,你也要连坐」 恭次郎,「怎么能这样——,跟说好的不同啊姐姐!!」 和树,「你说姐姐ーーーーーーー!!!」 对,对啊,我见过这对巨乳啊!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3)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4) #text_off 就是那个 ;◆イベント絵(夏芽‐巡の胸揉み5) 那对巨乳。 ???,「那么……总算是与你说上话了呢。三 枝 和 樹 君」 和树,「!?为、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啪 ???,「……这个、认得出来吗?」 恭次郎的姐姐把拿在手里的什么给 啪地一下摔在了地板上。 和树,「?」 什么……学生手册? ???,「请」 和树,「请什么的……」 我像她说的那样捡起了地板上的学生手册 翻开看着里面的内容。 和树,「!!这个,不是我的吗,什么时候……」 ???,「我也打算还回去……明明昨天还在校门口等着的」 ???,「可是你,看到我的脸就溜得没影儿了……今天早上我也在找你啊?」 ???,「最后还是拜托恭次郎把你带到这里来」 ???,「因为只有部团活动前有空」 和树,「是、是这样吗……对不起,我误解你了」 我说呢……这果然是个大好人呀 为了把我掉的东西还给我还特地等了我两天。 恭次郎那家伙,还说什么是恐怖的老姐,跟我家那位比起来简直就是女神呐。 而且虽说是偶然,还让我拜见了穿泳装的样子。 今天真是幸福啊。之后要好好向恭次郎道个谢呢! 恭次郎,「…………………………」 ……嗯? 搞什么啊恭次郎那家伙,脸色好难看……而且,还在发抖?? ???,「呐、三枝和树君。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和树,「哎?啊,好」 ???,「那本学生手册……你猜我是在哪儿捡的?」 和树,「唉?」 ???,「好,時間到。正确答案是」 ???,「我家的、我的房间里的、我的衣柜里面、捡到的」 ;>>BGM一瞬消し 和树,「……………」 和树,「……………………………」 ;>>BGM復活 和树,「!!」 ???,「……在此提出质问」 ???,「为什么本应该是初次见面的你的学生手册会在」 ???,「我家的、我的房间里的、我的柜子里面、躺着」 ???,「能回答我吗?」 和树,「那、那是、那个、哎呀……」 这么回事吗 总算是 理解了。 这个人 那天的事情 完全知道了。 这个人 很难对付。 和树,「啊、呀,唉多、那个、就是那么回事……呃呃呃」 ???,「…………………………」 这个人不是对玉森和千乃感到生气。 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 和树,「……呜」 为了寻求援军,我瞟了恭次郎一眼。 恭次郎,「…………………」 恭次郎的眼神已经死透了。 这是已经回天乏术了的意思吗。 和树,「那、那个、恭次郎的姐姐呀……其实啊……」 ;◆背景(暗転) …………… ……………………… ;◆背景(プール) 和树,「就是这样,所以才」 ???,「……跟恭次郎一起躲在了衣柜里」 和树,「是的,臣罪该万死」 我把那天的事悉数抖了出来,然后谢罪。 和树,「臣谢罪发自真心」 ???,「………………………」 ???,「算了,看在你老实道歉的份上。恭次郎这家伙到最後还嘴硬着想要糊弄我呢」 和树,「恭次郎的……姐姐」 ???,「我叫苍木 夏芽。恭次郎受您照顾了」 和树,「我、我才是!」 夏芽,「我在水泳部当部长……这种打扮真是不好意思。现在要开始部团活动了」 和树,「是部长吗。那还真是极好的呢」 适当地拍一下马屁。 和树,「那差不多……也不打扰你们的练习了―」 夏芽,「是呢、差不多~」 和树,「那在下就告辞了」 夏芽,「在那里跪着」 ;>>↑声低く、怖い感じで。 和树,「是!差不多该跪……啥?」 和树,「………跪???」 夏芽,「嗯、今天的部团活动结束前,给我跪着」 和树,「………那个」 夏芽,「恭次郎,当然你也要」 恭次郎,「我……」 夏芽,「啊、两个人都给我背过去。这可是惩罚」 夏芽,「想要边看着泳装的女部员边跪坐什么的,才没那么便宜的事儿」 和树,「那个……苍木学姐,不是……原谅我了吗?」 夏芽,「原谅?」 夏芽,「………别傻了」 夏芽,「的确,认错的态度值得肯定,话对如此。……原谅你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夏芽,「随便进人家的房间,还藏在里面」 夏芽,「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给我好好在这里反省」 夏芽,「……根据你们的态度,再决定原不原谅你们」 和树,「…………哈、嗨」 恭次郎,「快点……正座」 和树,「啊啊」 我在耷拉着脑袋的恭次郎旁边跪了下来。 #textbox message1,name1 夏芽,「那接下来ー大家,练习开始了!」 水泳部部员们「是!」地齐声回答着苍木学姐。 夏芽,「园原!集合一年级,热身运动!」 ;>>碧里立ち絵表示 碧里,「是!队长……什么」 碧里,「呜呃!!?」 ;>>碧里立ち絵消す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嗯?」 在哪里听过这声音。 恭次郎,「喂,和树,好好朝着这边啊,不要再激怒姐姐了。正座的后面可是根性眼球烧啊」 和树,「啊啊、嗯」 和树,「擦,根性烧?!眼球?!」 女子部员A,「(嘀嘀咕咕、那是什么)」 女子部员B,「(真矬呢,啊哈哈哈)」 和树,「………………」 恭次郎,「………………」 就像是被当做展览品一样对待,我和恭次郎只能默不作声。 ;◆背景(暗転) ;◆背景(空) ;◆背景(空‐夕方) 部员達,「辛苦了——!!」 ……………… 女子部员A,「队长,您辛苦了!」 女子部员B,「您辛苦了!」 夏芽,「辛苦了」 练习结束了,水泳部员也开始陆陆续续地回家了 夏芽,「那么……已经够了,转过来」 ;◆背景(プール‐夕方) 恭次郎,「痛痛痛」 和树,「脚……麻了………」 在坚硬的瓷砖上跪着真是痛不欲生。 先搓一下脚,缓和一下疼痛再说…… 巡,「夏芽小姐——!」 听过的声音在泳池附近回响。 巡,「练习结束了呢?一起回去吧~」 和树,「老、老姐!?」 巡,「啊咧啊咧~??和树君,为什么跪在那里啊~?」 巡,「啊,难道偷窥夏芽小姐的房间的事暴露了?」 和树,「!!」 对啊!苍木学姐是老姐的朋友啊…… 和树,「也就是说」 和树,「难、难道说姐姐把我」 巡,「你误会啦~偶怎么可能会出卖我可爱的弟弟呢?」 夏芽,「巡……这跟你的姐姐没有关系。我会发现是因为你的学生手册」 和树,「是……吗」 巡,「闯祸了呢」 到底是谁的错啊,最后还要我们来赔罪。 巡,「哎呀~要是有那个neta的话,还可以把和树君当狗使一段时间呢~竟然暴露了~残念残念」 夏芽,「巡……你也想正座吗?」 巡,「呃,别这样」 ……………… 夏芽,「那么巡的弟弟君,你已经可以回去了」 和树,「唉,真的吗~\(≧▽≦)/~」 夏芽,「看你反省态度不错……如果能以此为戒,不再让理性被性欲操纵。那就走吧」 和树,「是,臣领旨……」 恭次郎,「万分抱歉……」 夏芽,「丑话说在前头……可不准有下次。给我记好了……」 沉重而尖锐的视线刺了过来。 太恐怖了。 和树,「明,明白了。真的很,对不起……苍木学姐」 夏芽,「……………………………………」 夏芽,「…………(我弟弟就,拜托了)」 ;>>↑小声で 和树,「哎?」 夏芽,「没,没什么………」 和树,「………………」 恭次郎,「那快走吧,和树」 和树,「啊啊」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夕方) ;◆背景(樱並木‐夕方) 恭次郎,「哎呀~倒大霉了」 和树,「不过,你姐虽然恐怖,有错在先的是我们呐!」 恭次郎,「而且说到底,都怪你说什么要去姐姐的房间?害得我跟着你遭罪」 和树,「也是呢」 恭次郎,「你有好好反省吗」 和树,「我知道错了」 和树,「不过,也只是有点恐怖呢……你的姐姐」 恭次郎,「哈?为什么?除了胸部成长速度全开之外还有其它优点吗?」 和树,「你呀………」 恭次郎先放一边,他的姐姐 苍木夏芽学姐……吗。 最后的话语,还在我耳边回响,挥之不去。 再怎么是弟弟的朋友,对完全就是初次见面的人 说出那样的话。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姐姐 恭次郎,「………丑话说在前头,最好别打我姐的注意」 和树,「呃?」 恭次郎,「你想想,如果,我是说如果!」 恭次郎,「将来你,和我姐姐结婚了」 恭次郎,「我和你会变成什么关系??」 和树,「那样的话……」 恭次郎,「……………………」 和树,「……………………」 恭次郎,「尼、尼酱……!」 恭次郎蹭了过来。 和树,「恶心到我了!!」 我姐的朋友,这是个问题 这家伙的姐姐,这也是个问题 好像会有各种伦理上的问题啊。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宅外観‐夕方) 和树,「我回来啦ー」 ;◆背景(三枝家二階廊下-夕方)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红,「兄、兄长啊」 和树,「嗯?怎么啦,红?」 刚进家门,红就从房间里飞奔了出来。 红,「啊~那个呢,就是……」 红,「下个星期六呀……」 和树,「啊啊」 红,「休息日的说……」 和树,「是呢」 红,「……去哪儿」 和树,「嗯?」 红,「没有特别的出门预定吗?」 和树,「不,并没有特别的预定」 红,「是吗……是吗」 和树,「??怎么啦,难道说又有朋友要来?」 红,「欸?」 和树,「不是为了让我不妨碍到你们,叫我出去吗」 和树,「不出去的话可能会造成困扰呢,不管是对你还是你的朋友」 红,「………………」 和树,「所以这次,我就如你所愿吧」 红,「…………兄长」 和树,「就算是我,也会对妹妹做些像哥哥做的事啊」 红,「………………………」 红,「真能扯啊」 和树,「……………………………………」 和树,「…………………欸?」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碧里,「早,早上好!红的哥哥!」 和树,「…………………」 碧里,「那那那、那个,您能在百忙忙忙,忙之中,那那那个,真是非常感谢谢谢」 恐惧度MAX地说着奉承话的口水美少女与 红,「真慢啊兄长!大官人提前30分钟到是礼节吧!」 胡搅蛮缠的老妹与 巡,「呀~和树君,今天天气真好呢ー」 嘿嘿笑着的老姐。 和树,「……………………………」 红,「吹嘘着要为了咱,去做咱希望的事,难道是哄我的吗?」 和树,「不,倒不是骗你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直到现在还无法理解。 我有一个非常想要见你的朋友 下次介绍给你吧,什么的……而且 巡,「久违多少年了呢——在休息日姐弟一起外出,偶真开心呀♪」 和树,「为什么老姐!?」 巡,「哎呀~我刚好有空呀~」 和树,「不对,不是有没有空的问题吧」 巡,「啊哈哈哈~」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你懂的,姉上。目的就是即时拆他俩的台。将恋爱的苗头提前铲除)」 巡,「(小红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起事来毫不留情呢~对亲哥哥)」 巡,「(嘛,我倒是看着这样的兄妹就觉得暗爽♪)」 红,「(总而言之,今天就拜托了……!)」 巡,「(是ー是)」 红,「(是、说一回)」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 我该怎么办…… 讨厌的预感不断袭来。 再这样下去波澜万丈的休息日就要开始了。 ;◆背景(暗転) ……………………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背景(喫茶店) 首先是第一点,大家都进入了『Larme』。 地点是红选取的。 和树,「……………………」 碧里,「……………………」 红,「……………………」 巡,「……………………」 进店已经五分钟了。 谁都没有说半句话,贯彻着沉默是金。 红,「(噗噗噗……尴尬了尴尬了。开局就是如我所愿的展开呢……噗噗噗噗)」 碧里,「(我、我说!)」 红,「(啊?)」 碧里,「(别给我愣在那里,快点把你哥介绍给我……不是说好了的吗!)」 碧里,「(一直沉默着会破坏气氛的,我会被看做奇怪的孩子的……)」 红,「(知道了知道了……我明白啦ーーーー)」 碧里,「(你、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认真介绍吧……)」 红,「(慌个毛线……咱可是极其认真的人)」 红,「兄长啊!」 和树,「哦,哦」 红,「这位是,阿卡莎.佩纽奇诺.波波轮加.巴勒小姐,外国人」 ;>>↑早口で ;◆効果音(ハリセン音:スパコーン!) 碧里,「别扯淡了!!!」 和树,「………………………」 巡,「………………………」 碧里,「………啊」 碧里,「对、对不起……」 满脸通红的口水美少女一下子蔫了下去。 红,「(噗噗噗噗!痛快痛快……真是自掘坟墓呢……搬石砸脚―)」 和树,「………………………」 和树,「那个,重新说一次,我叫三枝 和树」 和树,「我妹妹平时受您照顾了」 红,「(!)」 碧里,「啊……是!那个、我才是」 碧里,「阿他西……啊,瓦、瓦他西瓦」 和树,「阿他西,就够了。别勉强自己」 碧里,「是、是,非常感谢!」 红&巡,「「(这家伙不是钓起妹子来得心应手吗!?)」」 碧里,「我叫园原 碧里,是红的同班同学!请,请请接受我的道歉」 和树,「园原小姐、吗……说起来……那天」 和树,「真是偶然……呢」 碧里,「!!!是、是、是!说的没错……」 碧里,「……………………」 和树,「啊哈哈……」 碧里,「……………………那、那那、那个」 和树,「嗯?」 碧里,「那个……那,那个时候………的」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艹,棘手了……姉上!)」 巡,「(是是、我知道了~)」 红,「(是、只要说一回!)」 #textbox message,name 巡,「不好意思!可以点餐吗~?」 碧里,「………」 红,「(GJ,毁了他们对话的机会呢)」 和树,「啊,您要点儿什么?」 碧里,「那、那么、一杯冰红茶……」 和树,「明白了。那就一杯冰咖啡和一杯冰红茶~」 俊彦,「要点什么!!!」 和树,「店,店长ー……」 跑过来拿点单却是店长俊彦先生。 和树,「怎、怎么会、在白天出现在店里……」 俊彦,「今天是特别的,因为被小巡指名了」 巡&俊彦,「「呐ー!」」 和树,「咕、咕……讨厌的预感」 加速了…… 俊彦,「店长我亲自接客,给我开心点儿啊」 和树,「哈、哈……」 巡,「……(瞟)」 ;>>↑チラッ はそのまま読んで下さい 俊彦,「……(瞟)」 ;>>↑チラッ はそのまま読んで下さい 嗯?怎么回事? 刚才,老姐与店长之间是在睇眼神吧…… 俊彦,「话说回来,和呀子……不对,和树君!!」 和树,「……………是???」 俊彦,「我家的女儿……阿知华与你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和树,「哈?」 俊彦,「虽然早就订婚了,可好像没一点进展的样子……你是靠嘴炮吃饭的男人吗?」 碧里,「红、红的哥哥……这个年纪就有未婚妻了呢………」 和树,「误、你误会了,园原小姐!」 俊彦,「阿知华每天晚上都哭得要死要活的啊……和菌还不肯和我结婚吗~!!……什么的」 和树,「你说的那是谁啊」 绝对不是阿知华。 俊彦,「但是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地将女儿交给你的!!」 和树,「是、是这样啊……比起这个,红茶和咖啡,请快一点」 俊彦,「……我知道了」 店长的样子很奇怪……看来是被老姐收买了。 不管是红还是老姐,都在一个劲儿的破坏我和园原小姐的关系…… 完全就是在开着恶意的玩笑啊! 巡,「啊,偶也要咖啡!加牛奶和砂糖♪」 红,「咱要一杯贵族奶茶,拜托了,店长殿下」 俊彦,「好的。喂,打工的!过来拿点单ー!」 ???,「嘿——」 ;>>↑名前は???で 和树,「嗯?」 在哪里听过这声音…… ;>>里沙 立ち絵表示 里沙,「红茶、奶茶、两杯咖啡、一一搞清楚了」 啪嗒ーーーーー!! 从椅子上到了下去的我。 里沙,「昭和时代的反应啊,3Q!」 和树,「为、为什么你在这里……金发」 里沙,「临时工呀~有什么问题吗?」 俊彦,「她说时薪50块就够了,所以我就雇佣了。很能干的哟,这家伙」 和树,「薪水太低了吧!」 里沙,「才不是薪水的问题……姐姐的老爸就是我的老爸……我为了老爸鞠躬尽瘁,才不要钱什么的呢」 里沙,「只要能体现我的忠义与真心,我什么都干」 俊彦,「哦、那时薪下调到10块吧」 里沙,「…………哎呀,那有点………」 和树,「50块也好10快也罢,根本就没太大区别吧……话说,那家伙绝对是有什么企图的啊,店长」 俊彦,「啊?是吗?」 里沙,「我什么企图都没有的说」 俊彦,「她说没有企图哦?」 ;>>里沙 悪い顔 里沙,「……………………………」 和树,「脸!脸!脸!」 巡,「嘛,这样也好!人多热闹呢!呢!」 红,「碧里也喜欢热闹一点吧!吧!」 碧里,「嗯、嗯……」 碧里,「…………………」 和树,「…………………」 这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想要热闹吧 这样下去就只看见我们在嘎嘎的说个不停,而园原小姐却无法参与对话…… 和树,「(不做点、不做点什么的话……)」 里沙,「不过呢,仔细仔细看看的话,三枝你这厮不是正处于这么美味的状况下吗」 和树,「哎?」 里沙,「带来了三个妹子~吓死爹了。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酒池肉林啊ー」 碧里,「酒池?!」 红,「肉林?!」 巡,「啊哈哈~那还真不错呢」 和树,「好个屁啊!两个是家人,一个可是妹妹的朋友啊!什么状况啊!」 里沙,「呐,我说你!」 碧里,「唉?我、我吗?」 里沙,「对对。三枝他哪里好啊?大屌?」 和树,「闭嘴!!」 碧里,「呃?!不、不不不、那种东西我没看到过!」 里沙,「唉?没看到过大屌?!」 碧里,「也、也不是、那个、弟、弟弟的话……!不、不过、三枝学长的……倒是可能……没看过?」 红,「为什么是疑问句!?」 巡,「哦呀哦呀~?」 和树,「快清楚地回答他们!被这些人误会了可是会给你的一生抹黑的!」 里沙,「给我等一下。刚才……你说……三枝前辈?」 碧里,「呃?啊、是的」 里沙,「也就是说,你一年级?」 碧里,「是、一年级的园原碧里……」 里沙,「嘿嘿~、嚯嚯~、呼呼ーーーーー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呀」 里沙,「我可是『二年级』!!!的寿 里沙!」 碧里,「呃、前、前辈……?」 里沙,「没错就是前辈!er nian ji! 的寿 里沙」 和树,「吵死啦」 ;◆効果音(殴り音:ビシ!) 里沙,「呆~!」 红,「被扁的反应是演员领域的呢……」 里沙,「搞什么啊三枝!半规管(回忆一下初中生物)要碎了!要碎了!」 和树,「你赶快给我去吧咖啡端来,现在是工作中吧」 里沙,「时薪50块还想让老娘工作!给我遵守劳动基准法啊!」 俊彦,「忠义与真心呢?!!」 碧里,「真,真是个乱七八糟的人啊……」 和树,「最好还是别鸟她,倒不如话都别跟她说,倒不如我们从这家店出去」 碧里,「欸?啊、是……」 ;◆イベント絵(里沙の腹パン) 里沙,「喂,你这婊,打算去哪儿啊!在小看我吗,园原婊」 碧里,「寿、寿前辈,很痛的,肚子好痛啊」 和树,「我说你——知道是后辈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快给我住手」 里沙,「叫你妹啊——闭肛,三枝。这是我的交流方式!」 里沙,「还是说?雷是那种碰到自己看不懂的交流方式就开喷的那种人吗?」 里沙,「偶倒是从不认同做爱以外的交流方式啾~每天穷奢极欲地做爱啾~的说」 里沙,「去死啊,呆子!!」 和树,「你说啥?!!」 巡,「话说回来差不多该喝饮料了呢~」 红,「没错呢」 ;◆背景(喫茶店) 里沙,「知道了,马上就端过来。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个问题?」 金发一脸严肃地念叨着。 和树,「什、什么事?」 里沙,「大家都听一下吧……其实刚才,脑袋里突然就冒出一首歌……却又想不起是什么歌了」 里沙,「模模糊糊的真是太虐待强迫症了,你们能帮我想一下吗……」 和树,「呼姆,这么回事啊」 和树,「说什么蠢话呢!!!赶快给老子去端饮料过来!」 里沙,「哎呀~三枝君好口~怕,但是被那锋利的目光盯着~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高潮了亲♪」 和树,「gun ni mei!!!!」 红,「算了算了,兄长,冷静点」 巡,「呼姆,没想到能成为和树君的死对头呢~」 里沙,「拜托了!实在是在意得不得了啊!如果回忆不起来的话,我估计这个星期都会睡不着!」 和树,「你一星期不睡又不会死」 里沙,「求你了……」 和树,「哭个毛线……」 巡,「什么样的歌?说不定我听过,你哼一下试试」 里沙,「那个、那个,歌词我记不清了,只有旋律可以吗?」 红,「那要取决于你的旋律感~要是完全跑调了,那咱可听不出来?」 里沙,「我会加油的!」 碧里,「寿前辈,加油吧!」 里沙,「闭嘴母猪」 碧里,「为什么?!」 里沙,「…………嘘~……好,我开始了!」 调整呼吸,张开了嘴的里沙。 里沙,「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Yahoo!!」 里沙,「这种感觉的歌」 三枝三兄妹,「「「鬼晓得!!」」」 碧里,「气息有点……」 里沙,「再来一遍,给我好好听着」 里沙,「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Yahoo!! 」 和树,「哎呀,就算你把嗓子唱哑了不知道还是不知道呀」 碧里,「不……等一下!」 和树,「唉?」 里沙,「想到了吗!园原婊」 碧里,「Yahoo!!这个网站……好像在哪听到过……」 和树,「………………」 巡,「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像听过那个旋律呢……」 红,「咱也是……」 和树,「………………………………」 这群家伙说真的吗 碧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Yahoo!!」 和树,「绝对不是那个旋律吧!!」 巡,「不!来了来了!就是那个调儿!」 碧里,「是吧?!是吧?!!」 里沙,「园原婊!」 红,「真难的说……把「哒」换成了「啦」,信息就变了不少呢」 里沙,「是的呢……真难……的说」 和树,「…………………」 巡,「洽~洽啦洽洽~~洽啦洽~~♪………唔ーー嗯,不对啊~」 红,「再让我听一遍原曲!」 和树,「这家伙唱的才不是原曲啊??」 里沙,「哒哒哒哒~哒啦啦~哒哒~斯哒咔啦哒哒ー!Yahoohoo!!」 里沙,「这种感觉」 和树,「这跟最开始的已经不同了吧?!」 碧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里沙,「所以说为毛乃要把「哒」换成「啦」啊!歌的感觉变啦园原婊!」 里沙,「园原婊!」 碧里,「对、对不起~」 巡,「话说小金发呀,你都快只会说『园原婊!』了呢」 红,「完全都变成角色属性了」 里沙,「呼,在游戏官网上『寿 里沙』的角色介绍的地方」 里沙,「追加了『口癖:园原婊!』!」 和树,「又说傻话……」 ;>>webサイト スクショ表示 碧里,「我去!真的追加了!!」 和树,「玩真的?!!!!!!」 这家伙到底何方神圣。 里沙,「话说回来园原婊,你那头不自然的蓝毛怎么回事,Photoshop吗?」 碧里,「不、不是的~好歹也算是自己长的~」 和树,「喂,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里沙,「……………」 和树,「你也好我也好,跟园原小姐都是初次见面吧?而且我们还是前辈,园原小姐是后辈」 里沙,「…………………」 和树,「被不认识的前辈缠着,周围还萦绕着诡异的气氛……」 碧里,「…………………」 和树,「你也给我稍微考虑一下园原小姐的感受啊……!」 里沙,「…………………………………」 和树,「明白了吗!喂!」 里沙,「…………………………………」 里沙,「咿——你跟谁说啊?!」 和树,「你啊!!」 碧里,「那个,寿前辈与三枝前辈是什么关系啊……?」 里沙,「欸?我跟三枝的关系?想知道??想知道吗??你不知道吗??」 ;>>↑別人のような「色っぽいお姉さん声」で 碧里,「是、是、嘛……」 和树,「你的声音怎么回事」 里沙,「那是一个雨雪霏霏的夜~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把我的阴部……『与生殖活动直接相关的器官』暴露在外面」 ;>>↑別人のような「色っぽいお姉さん声」で ;>>↑『生殖活動に直接関係する器官』は早口で 和树,「为毛说到一半改用医学用语啊」 碧里,「那还真是冷呢!!」 和树,「你就继续编吧……」 里沙,「然后他执拗地渴求着我的身体……。这是最后一次了……然后他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別人のような「色っぽいお姉さん声」で 里沙,「你无处可逃,不管你逃到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你永远都是我的东西,你的肌肤、秀发、眼睛、婊子的地方,都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给任何人」 ;>>↑別人のような「色っぽいお姉さん声」で 和树,「一句话好长啊!」 和树,「而且婊子的地方有违和感吧」 里沙,「虽然有些转移话题,沙滩拖……不觉得很工口吗」 碧里,「沙滩拖?……是沙滩拖鞋的简称吧?没什么工口的啊,很普通啊?」 和树,「园原小姐,你的适应能力太强了」 里沙,「真的不工口吗……你真的这样认为?」 碧里,「是、是这样认为的……?」 里沙,「那、那么………………」 里沙,「…………………」 里沙,「你的沙滩拖……给我看一下……」(这是在玩bitch与beach同音的梗) 碧里,「不,不要!!」 满脸通红地拒绝着的园原小姐。 里沙,「果然你觉得很工口吧ー!!」 碧里,「刚才你说的『婊子的地方』还在脑海里回响!这也没办法的吧!」 巡,「那,那个,园原小姐啊?还是不要太大声说那些会闯红灯的词啊……」 红,「这里可是咖啡厅啊,这个不要脸的」 碧里,「啊啊、啊……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里沙,「呼……收工!」 和树,「别用那种做完事的职人口气!」 碧里,「说到底,你们俩的关系是」 碧里,「捧哏和逗哏,吗?」 和树,「嘛、差不多……」 在这里还是承认吧。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里沙,「以R-1为目标!」 和树,「我才不要!?」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 里沙,「那么?你今天为什么又在这里?」 和树,「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话说,赶快去给我端饮料啊。 里沙,「我啊……就是啊、是说在打工呢、还是在为老爸尽力呢」 里沙,「又或者是在赚钱呢………呐、老爸?」 俊彦,「呐♪」 里沙&俊彦,「「唉嘿,舔♪」」 和树,「嗯~,老姐,叫条子来」 巡,「okー」 里沙&俊彦,「「为什么!?」」 红,「脑残得无法直视……」 里沙,「话说?你们为什么聚在一起?要是聚众淫乱的话,可饶不了你们」 和树,「你当我们在干什么啊,还有关你屁事啊」 里沙,「当然关我屁事啦。这个常年追求搞笑的我」 里沙,「我想要让身边发生的事全部充满快乐,如果不是这样就太无聊了」 和树,「欸ー真是不可思议的价值观」 里沙,「哈……所以说新手屁都不懂啊。根本就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上」 里沙,「装傻的准备和被吐槽的准备,说起来还有心里上的准备呢」 和树,「说得就像是这是只有你才是奇迹的世代」 里沙,「没错没错~!等的就是这句话~♪」 恶心!! 巡,「可那样是不完美的……刚刚的梗里面还藏了一个梗」 里沙,「………嚯,还是有察觉到的家伙啊……」 巡,「正确的逗哏是……篮球还是足球都搞得云里雾里的」 巡,「这回事吧?」 里沙,「……………………呼」 里沙,「100分,满分」 和树,「嗯~红,叫救护车」 红,「领旨」 巡&里沙,「「等等!?」」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 里沙,「哎呀ー还真是闲呐~」 和树,「我们才不闲」 话说,快给老子去端饮料过来啊。 里沙,「来玩游戏吧ー」 巡,「好啊!玩什么呢?」 红,「哈哈哈,今天真开心~♪」 和树,「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呢?!别把园原小姐扔一边在这里耍宝啊?!」 里沙,「啊?我知道了,那园原也顺便加入吧ー」 碧里,「我、我就不用了」 里沙,「别客气嘛,一起来玩吧?你很想加入的吧?」 里沙,「想加入吧??」 和树,「脸!」 碧里,「……………………」 里沙,「好,稍等一下」 金发说着去了柜台。 马上又跑回来了。 里沙,「这里有两只圆珠笔」 好像是拿来了两只圆珠笔…… 和树,「(肯定又是在想什么无聊的东西)」 里沙,「在屁股这里摁的话会嘎唧嘎唧响,你当然做过吧?」 碧里,「啊ー,的确是很烦人呢。上课的时候,一注意到就已经嘎唧嘎唧吵了起来」 里沙,「可不要玩多了,不然圆珠笔的屁股可是会坏掉的」 碧里,「是、是呢」 里沙,「屁股坏掉」 碧里,「………………………」 和树,「闭嘴」 ;◆効果音(コミカル殴り:ポコ!) 里沙,「痛!」 和树,「别性骚扰了」 碧里,「谢、谢谢……前辈」 巡,「和树君是站在园原小姐那边的呢」 里沙,「喜欢她吗?」 红,「绝不原谅」 和树,「你们全部以她为敌我才没办法站到她那边的吧」 里沙,「哎呀真是,那种「没办法」一样的借口~?」 巡,「同情什么的,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哟」 红,「可怜的碧里……被兄长玩弄于鼓掌」 和树,「………………」 已经没办法交流了。 我决定诈尸。 和树,「………………」 里沙,「别装逼了~」 巡,「啊啦啦,生气了」 红,「真是没个大人样」 里沙,「………………」 里沙,「孔文革扣杀的时候这样叫到」 里沙,「杀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文字大 和树,「叫死啊——!」 里沙,「无视别人可不好( ′_ゝ`)ノ」 这家伙根本不可能正经起来。 和树,「那么?到底要拿圆珠笔干什么??」 里沙,「欸嘿嘿,简单的游戏」 里沙,「喂,园原,跟我比在十秒内谁按圆珠笔的次数多吧」 碧里,「呃ー,为什么是现在?」 和树,「200%是在……」 里沙,「闭嘴ー,好的开始了……三枝,园原的计数君由你担当」 里沙,「斗鸡眼就给我计数,鬼太郎前辈计时十秒」 红&巡,「「领旨~」」 和树,「(这样好吗……姐妹们……!)」 和树,「(你们被明摆着当傻瓜了……!)」 里沙,「那开始了……准ー备,start!」 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 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 碧里,「……」 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 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嘎唧 里沙,「……」 专心致志地摁着的两人。 嘎唧嘎唧嘎唧…… 巡,「十秒到~stop」 里沙,「呀!」 碧里,「呼……!」 里沙,「多少次?」 红,「里沙殿下是52次」 里沙,「耶ーーー!!耶!!」 巡,「你们那边呢?」 碧里,「我、多少次?」 和树,「那个……」 如果是真的数据的话……与金发差了一点点。 但是,是这个金发的话………肯定会……… ……………………………… 里沙,「太好了园原输了ー!接受惩罚吧~!!给我全裸跳广场舞~!」 碧里,「那、那种事情之前没说啊……」 里沙,「这个你死我活的时间一直都很残酷的……这次就让你全裸跳广场舞当次教训吧」 里沙,「有些个别的家伙可能还会要求跟你做爱呢」 碧里,「的确……最终还可能献身给三枝前辈呢」 碧里,「但再怎么说!为什么要现在脱啊」 里沙,「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脱??………………趁现在!!!」 ……………… ………………………………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ガーン) 和树,「(想象一下都觉得烦!!)」 不行,让这家伙赢了的话……园原小姐就完蛋了。 和树,「那个……63次、吧」 我适当的增大了数据。 碧里,「太好了ー赢了ー!」 里沙,「真的吗~我输了吗~而且还差这么多」 和树,「残念啊~金发。园原小姐还是要更胜一筹呢」 里沙,「是吗ー嗯圆珠笔真屌啊~园原」 碧里,「哎嘿嘿、是吗♪」 好,这样就守住了园原小姐的节操。 里沙,「啊,顺带说一句,这是个刊登在杂志上的测试」 和树,「唉?」 里沙,「嗯笔头最厉害的家伙○慰得最频繁!」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ガーン!) 碧里,「呀————!!!!」 ;>>↑文字大 和树,「搞什么飞机啊ーーーーー!!!」 红,「噗噗噗,更胜一筹呢……太好了~碧里!」 巡,「真没看出来……呢」 碧里,「呜、呜——」 和树,「……………」 抱歉,园原小姐…… 里沙,「啊咧?等一下??」 红,「怎么啦?里沙殿下」 里沙,「哎呀ー……感觉刚才,有违和感………」 和树,「违和感?」 里沙,「○慰ー」 碧里,「??」 里沙,「○慰ー。自○ー」 和树,「…………………」 里沙,「没有『哔』的声音啊!!!!!」 和树,「你在确认什么啊?!!」 巡,「嘛,本来就是个不用消音也没关系的单词呢,那个」 红,「根据角色而定的吧」 里沙,「不不,别傻了ー,难道我的设定那么复杂」 里沙,「嗯?等等,但是,○巴倒是有好好消音」 红,「是那样吗」 里沙,「嗯~~~做下实验」 里沙,「鸡○」 里沙,「○穴」 里沙,「苏○粉」 和树,「最后那个没有消音的必要吧……」 里沙,「哦嚯,有『哔』的声音……有意思!」 碧里,「大发现呢」 里沙,「○○!」 和树,「没有必要消音吧!」 里沙,「三枝 ○樹!」 和树,「我是犯罪者吗!!」 里沙,「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哔』的声音呢!」 和树,「消音会增加游戏制作的工作量啊!」 里沙,「大人的事情我才不想知道!」 里沙,「啊~够了够了,真的够了,大人一直都是那么势利,脑袋里面全都是钱的事!」 和树,「才没有那种事!大家都在发粪涂墙地努力啊!」 里沙,「哒!」 和树,「呃?」 里沙,「哒」 里沙,「哒」 里沙,「哒」 和树,「嗯、怎么啦?……怎么回事,金发??「哒」什么的……?」 里沙,「哒」 里沙,「哒」 里沙,「哒」 里沙,「哒」 里沙,「哒」 里沙,「浪费~单词数~!」 和树,「还我声优费!!」 ;>>↑文字大 巡,「Yes!」 巡,「Yes!」 巡,「Yes!」 和树,「英语的话ok 想得倒好!别浪费了!预算又不是无限的!?」 碧里,「仙ー贝♪」 碧里,「喜欢你」 碧里,「最ー喜欢了♪」 碧里,「深爱着你啊♪」 碧里,「啾」 和树,「这个 可以有!」 ;>>↑文字大 ;>>俊彦立ち絵(ニッコリ)表示 #text_off 和树,「你就算了!上不了台面!」 ;>>俊彦立ち絵(悲しい)表示 #text_off 里沙,「那…………还剩下」 巡,「小红、啊?」 碧里,「是呢」 里沙,「轮到你了~,来逗一个吧!镜头!」 和树,「这又不是逗哏大赛……」 全场观众都将视线聚焦到了红身上。 当时的红…… 红,「啊,因为事务所的原因这种事我╮(╯▽╰)╭啊♪」 ;>>↑可愛い感じで 巡&里沙&碧里,「「「认真的吗!」」」 是认真的。 里沙,「哎呀真不错~这个玩法有趣~有意义,我也很高兴~」 和树,「只有你一个人在高兴」 红,「咱也相当高兴哟?」 巡,「偶也是偶也是~♪」 碧里,「我也比较喜欢热闹一点,现在很高兴哟?」 和树,「不合群的只有我吗ーーーーーー!」 里沙,「好,接下来玩什么~?」 里沙,「一个伴有生命危险ー?一个伴有流产的危险ー?真是难以抉择呢~♪」 和树,「总之那两个先驳回」 这时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喂,里沙!!!!!!」 里沙,「咿!?」 突然一声怒吼传入了店内。 是猜到了发音源吗,金发吓得缩了起来。 里沙,「姐、姐姐……」 声音的正体就是阿知华。 阿知華,「魂淡……不是说了不准出入我家的店子吗……?」 站在店门口,直勾勾地瞪着金发。 里沙,「这、这是、那个、那个、哎多、有有有、有隐情的……」 被阿知华的气场压得慌了神的金发。 里沙,「哎多、那个、那个、啊、啊、啊、我只是、哎多、那个、那个、乳头」 乳头??? 阿知華,「老头也是!这家伙是我的舍妹,别对她出手啊」 冲着柜台里的店长怒吼着的阿知华。 俊彦,「………………………………………………」 但是,店长没有动静。 还是一副皱巴巴的苦逼脸。 都可以完美地融入到浮世绘里面去了。 这就是这家店的店长。 阿知華,「老头你听到了吗」 俊彦,「………………………………………………」 阿知華,「喂!!老头!」 俊彦,「………………………………………………」 阿知華,「听我说啊,粑粑!」 俊彦,「什么事,阿知華♪」 和树,「搞什么啊,这对父女」 阿知華,「别再惹上里沙了。里沙也是,别再给我进这家店了」 里沙,「……………………」 里沙,「在这里提出问题。从game start开始姐姐叫过我的名字几次了?」 和树,「天知道」 里沙,「正确答案是…………」 阿知華,「喂,里沙,走啦!」 里沙,「啊、是!!」 和树,「喂、正确答案是?」 里沙,「正确答案是…………」 阿知華,「里沙!」 里沙,「是,姐姐!」 和树,「喂,把答案说完啊!」 里沙,「再贱~……」 里沙跟在阿知华后面出去了。 和树,「这家伙耍我吗!」 说什么打工,到最后什么事都没有做嘛! 正确答案……超在意的! 还有最开始的,让大家想了那么久的「哒哒哒哒哒~~」的那首歌 到底是什么! 俊彦,「那么,我去准备饮料了」 说起来饮料还没上来!这家店到底在搞什么 ;◆背景(暗転) ……………………………… ……然后 ;◆背景(喫茶店) 和树,「哎呀呀,终于没有热源体了」 碧里,「总觉得,是个屌炸天的前辈呢……」 和树,「你就当那家伙是新人类吧,跟我们是似是而非的存在」 碧里,「哈、啊」 碧里,「……………………」 好像有些累了的园原小姐,一副很消沉的样子。 也是呢……那么紧张地来约会。 还有那个脑袋腐烂了的金发, 还有我家那对脑子里少了跟螺丝的家伙(老姐与红)。 但是……园原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少女。 和树,「……………………」 我必须, 我必须做点什么! 不能让这个孩子暴露在这有毒的空气中。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还真是选了个好打手呢~不愧是姉上♪)」 红,「(那个疯狗一样的女人,破坏气氛一流啊!噗噗噗)」 巡,「(倒也不是偶认识的人,多亏了店长呢♪果然出门办事靠人脉啊)」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 嗯,绝对不行!! 碧里,「……………………」 我大概明白了他们今天邀请园原小姐的原因。 金发已经走了。只要想办法把我家的这两头支开…… 碧里,「那个,我去趟洗手间」 巡,「啊,进去之后右拐~」 碧里,「谢谢」 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园原。 和树,「!」 ……就是现在 虽然手段有些强硬,但错过这个机会可没有后悔药吃……! 我也跟着园原离开了座位。 红,「姆?兄长,去哪儿?」 和树,「我,我也去趟厕所」 巡,「……………」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 和树,「(园原小姐,等一下!)」 碧里,「唉?」 就在园原小姐准备进入厕所的时候, 我小声的叫住了她。 和树,「(这边!我们逃出这家店吧)」 碧里,「(呃?呃?但,但是)」 和树,「(照这样下去今天的见面就没有意义了,知道了吗)」 碧里,「(!)」 和树,「(逃跑吧,园原小姐!)」 说着我伸出了手。 碧里,「(……哈)」 碧里,「(是!!)」 就像是复活了一样表情一下子亮起来的园原小姐 紧紧地握住了我伸出去的手。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 ;◆効果音(喫茶店ベル音:カランカラン)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巡,「怎么了?小红」 红,「哎呀……奇怪了,谁也没有进来却响了门铃」 巡,「啊啊~那不是有人进来的铃声,而是有人出去的铃声啊」 红,「哦~原来如此!」 红,「……………嗯??」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 ;◆背景(繁華街-夕) 和树,「哈、哈、哈、园、园原小姐、要跑到哪儿去啊……」 碧里,「唉?」 和树,「我……觉得……已经安全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我在前面牵着她跑, 在途中前后顺序马上就交换了,变成了园原小姐牵着我的手在大街上狂飙。 全速跑了几分钟后……我的腿已经到极限了。 碧里,「对不起!我也真是的,一不小心就用全力了……」 和树,「哈、哈、哈、欸、哈」 碧里,「没事吧?红的哥哥……」 和树,「哈、哈、等、等我……先缓一下……哈,哈」 ………………… 和树,「呼~总算是,呼吸顺畅了一点」 碧里,「抱歉,我……好像是暴走了」 和树,「没关系的,有那两个人在根本没法正经说话」 碧里,「是的呢」 和树,「话虽如此,不愧是运动部的。我记得……是水泳部的吧?」 碧里,「啊、是……但是、为什么……?」 和树,「红告诉我的」 碧里,「(说起来,你之前为什么会跪在泳池边上啊……)」 和树,「哎?」 碧里,「没、没什么!(就当做没看见吧……)」 碧里,「是吗!红告诉你的啊……」 和树,「那家伙,订正了好几次说你不是朋友而是熟人」 和树,「完全就是朋友啊。红能够跟家人以外的人这样说话,还是第一次看见哦」 和树,「那家伙的语气又『那个』,性格又差劲?所以从以前就一直交不到朋友」 碧里,「比起朋友……更像是冤家呢,我和红」 碧里,「国中的时候,我们成了同学」 碧里,「就算是说话也马上就会吵架,但就是无法讨厌对方……所以就一直在一起」 和树,「越吵架关系越好吗?」 碧里,「呵呵呵,真是奇怪呢。老是吵架的话,分开不就好了吗」 和树,「别说这种话嘛,不过~请你永远把她当做吵架对象吧」 碧里,「真温柔呢,红的哥哥」 和树,「那,那种事情」 园原小姐冲我莞尔一笑,我的心里不由得『扑通』了一下。 碧里,「……………………」 碧里,「那个」 和树,「嗯?」 碧里,「今天呢,那个……」 碧里,「想要为那次的事,好好道个歉!」 ;>>ヨダレ顔 回想 和树,「那次的事……」 碧里,「呜哇,不要!不要!回想禁止!!」 ;◆背景(繁華街-夕) 和树,「抱、抱歉」 碧里,「……真是的」 脸红到要泪目了的园原小姐。 碧里,「…………………」 碧里,「那个时候……真的真的」 碧里,「真的」 碧里,「太对不起了!!!!」 碧里,「那天,想着要在入学前去看看学校,所以就第一次穿起了校服……」 碧里,「去看了下教学楼……也去参观了一下部团活动……以后就要在这所学校上学了呀」 碧里,「真是令人期待呢……就围着学校走了几圈」 碧里,「看够了之后,我决定坐电车回家……」 碧里,「因为实在是累坏了,所以……突然间睡意就袭来了……」 和树,「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碧里,「我把……口……水,滴在你的裤子上……明明是我的过失」 碧里,「但那个时候的我,陷入了恐惧……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然后」 碧里,「明明必须要好好道歉的,反而还收下了你的座位……我到底是在搞什么呢……那之后我非常后悔……」 碧里,「所以……一直想要道歉……为了能够见面,我一直在电车里……寻找着」 碧里,「但那个人……却在……红的家里,突然出现了……」 碧里,「我再次……混乱了起来……所以就跑掉了……」 碧里,「但是今天,我绝对绝对不会再逃跑了……必须要好好道歉,给您赔个礼……」 园原的决心已经传达给我了。 碧里,「对不起了!然后,在我尴尬的时候帮我解围了,真的非常感谢!」 碧里,「……………」 工整的45度弯腰。 还真是有体育系的风格 清爽的道歉与感谢。 但是…… 和树,「噗……咕……噗噗」 不妙…… 碧里,「什?!笑……」 和树,「呀、抱歉……噗咕咕……但是……你刚刚实在是太飒爽了……!」 和树,「噗哈哈、啊哈哈哈哈!!!!」 碧里,「什……什什……什什什什」 碧里,「有什么可笑的!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啊」 和树,「但是啊~!啊哈哈!怎么看都是男人的谢罪方式啊!哈哈哈,帅过头了,太像男人了」 碧里,「男,男人?!我,我可是女孩子啊!!」 和树,「我知道呀~所以更加、噗咕咕……啊ー搞笑了」 碧里,「………真、真是失礼啊……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今天才能站在这里的啊……」 和树,「哎呀,你的出发点就错了」 碧里,「唉?」 和树,「那个时候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放在锅心上,根本就没有重新道歉的必要」 ;>>ヨダレ顔 回想 和树,「不如说能够看到那个表情的我是多么的幸运~」 碧里,「哇ー!!哇ー又来了!!有来了!!别这样~~!!!」 ;◆背景(繁華街-夕) 碧里,「最、最差劲了……红的哥哥……性格真差」 和树,「啊哈哈,抱歉抱歉」 和树,「总之,请不要在意了。我也不会想那件事了」 碧里,「那就给我忘掉那张脸」 和树,「那可做不到~」 碧里,「为,为什么!真是的」 和树,「并不是那么容易忘掉的,如果可以的话那大家都可以忘记自己的过失了」 碧里,「别想用哲♂学糊弄过去」 和树,「啊嘞,暴露了?」 碧里,「……真是的,果然是兄妹呢。坏心眼的地方一模一样……」 和树,「那么,说不定八字也相合呢。我跟园原小姐」 碧里,「才不合呢,冤家哟冤家?哪里好了……」 和树,「是吗」 碧里,「……………」 碧里,「只是………好的『熟人』到时有可能的……」 和树,「不是『友人』?」 碧里,「用那家伙的话来说……是这样」 和树,「哈哈哈,没错」 俩人相视着笑了。 和树,「那么,也该回家了呢」 碧里,「是的呢」 太阳也快下山了。 碧里,「今天真的,非常感谢」 碧里,「……总之先这样说一句吧」 和树,「总之是多余的」 碧里,「再见……红的哥哥」 和树,「啊~最后还有一件事」 和树,「可以不要再那样喊了吗?」 碧里,「哎?」 和树,「红的哥哥什么的……感觉就像是动画或者电视剧的标题一样的叫法……」 碧里,「是吗?那、三枝前辈……怎样」 碧里,「今天也这样叫过几次呢,哎嘿嘿」 和树,「不过三枝……容易搞混呢」 红和老姐都是三枝啊。 和树,「叫我和树也没关系」 碧里,「heshu……!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叫不出来!叫不出来!」 和树,「是吗?」 碧里,「我可是体育系的啊~?要是只叫上级生的名字可是会暴露的」 碧里,「要是有部外者在的话,还会激怒前辈们的!!」 和树,「那、和树先輩……?」 碧里,「那也有点……he…………哇………不行……会有各种问题的……」 碧里,「三枝先輩……就好了吧」 和树,「这样的话至少能跟红区别开了」 碧里,「是的!」 和树,「那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见了,园原」 碧里,「啊,若无其事地叫起了我的名字ー我会生气的ー」 和树,「我可是前辈啊」 碧里,「就像是寿前辈会做的事一样呢~明明只大了一年……!」 和树,「嗯?发什么牢骚呢,后辈?」 碧里,「没,没什么~!」 和树,「以后再学校里碰到我,要好好打招呼哦~」 碧里,「呜哇~~果然是坏心眼!这个前辈,性格好差ー!」 和树,「玩笑玩笑」 ;◆背景(空-夕) 就这样,与『妹妹的朋友』,园原碧里之间的 不可思议的一天,闭幕了。 然后, 充满了困难与刺激的 间接性的恋爱喜剧 开幕了―――――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夕)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呶啊!!兄长这臭小子,太过分了ーーーーー!!」 巡,「哎呀~和树君也变得能干了呢~像个男人像个男人♪那之后,爽了一发吧~♪」 红,「姐ー上ー」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然后,那天晚上――― ;◆背景(三枝家居間-夜) 红,「那么,到底怎么了,那之后!!」 巡,「发生了什么?呐,快告诉我~和树君~呐呐!」 和树,「…………………」 红,「坦白从宽,兄长~!!」 ;>>体験版終了 ;◆背景(暗転) 自回到老家之后又过了几天。 在这个生育了我的小镇上,我和家人,曾共同度过了一段时间的朋友, 还有新交的朋友一起谱写着这令人目不暇接的生活篇章。 人类真是方便的生物啊,总能很快地适应一定程度的环境变化。 即使是离开了三年的老家,我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角色。 ;◆背景(三枝家居間-夜) 幸子,「和树,要添饭吗?」 和树,「嗯,不用了」 幸子,「唉呀,和树,又把饭弄到衣领上了,真不像样」 和树,「…………老妈」 和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管那么多」 幸子,「怎么会呢,不管多大,儿女在父母面前都是小孩子」 老妈那令人烦腻的喋喋不休的关怀,我也习惯了。 薰,「哦,幸子,今天的菜,怎么说呢……呵呵呵,真棒呢,不错不错」 幸子,「呵呵呵,不错吧」 老爸和老妈那场仿佛忘记了年龄的恩爱秀,也习以为常了…… 薰,「在这又长又粗的维也纳香肠根部放上两个仙女果,唔哈哈,这还真像那啥」 幸子,「呵呵呵,熏先生……今晚,呐……?呵呵呵呵呵」 和树,「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在儿女面前那么浅显易懂地上演十二点档!!?」 薰,「和君,你懂什么意思??长大了呢」 老爸嬉皮笑脸地揉着我的肩膀。 实在是太恶心,我把他的手甩开了。 巡,「唉,十二点档?那是什么,能吃吗~?和树君快告诉我」 和树,「老姐你别瞎起劲」 红,「香肠的话,大概是象征着男性生殖器」 和树,「别给我研究了!这里是餐桌!现在是吃饭时间!!」 红,「哎呀哎呀,兄长啊。有点反应过剩了吧?也没必要逐一反对父母的言行呀……」 红,「难道是迟来的反抗期?」 和树,「是你妹」 幸子,「好——趁大家吃得高兴,妈妈有一件事要宣布!」 薰,「幸子!难道说……第四只吗?是那个时候的吗!?那次我们在外面打野战时播的种吗!?」 巡,「不对。要我说的话,是之前从老爸口袋里翻出来的有口红印的名片的事吧……」 薰,「不要让准备出生的孩子粘上不幸啊——!?」 幸子,「周末,大家一起去赏花吧!哇——鼓掌鼓掌……」 和树,「赏花吗」 幸子,「那个呢,现在樱花也快凋落了,我认为只剩这个时机了」 幸子,「顺便也当做和树与薰先生的欢迎会,怎么样」 巡,「嗯,行啊。好久没有赏过花了呢」 和树,「去年没去吗?」 巡,「因为……和树君你不在啊」 和树,「老姐……你一直在等我吗」 红,「兄长不在的话,准备和整理工作这些麻烦事就没办法推给别人了」 和树,「这种原因吗!?比起赏花的乐趣竟然是杂务的麻烦程度占上风了!?」 巡,「美丽的樱花也一定不想被我们留下来的垃圾污染」 和树,「别说得像个环保主义者一样,打扫卫生的选项哪儿去了?!」 红,「咱倒是想一边吃着鲷鱼一边赏花」 幸子,「鲷鱼太贵了,换成秋刀鱼吧」 薰,「带领全家去赏花,妻子的肚子里还孕育着新生命……我真风流」 幸子,「可惜了,小宝宝可没上线」 幸子,「啊,名片的事我待会儿听你娓娓道来,薰先生……」 薰,「咿!!?!」 宣布了赏花的事后餐桌上更热闹了。 大家都来了劲。 幸子,「对了!那个,我想把哥哥和阿知华也叫过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红,「嚯,店长殿下与阿知华殿下也来吗……」 老妈所嘴里的哥哥,就是我的叔父,羽田野 俊彦先生。 因为他是那家喧闹的咖啡厅的店长,所以我,姐姐还有红都称他为『店长』。 再加上店长的女儿阿知华的话,已经是把他全家都叫过来了。 巡,「挺好的呀,赏花就是人越多才越有趣」 和树,「……阿知华也来吗」 红,「兄长在打女人的主意」 和树,「总觉得这种说法有点讨厌」 红,「兄长在打妹妹以外的女人的主意!」 和树,「更讨厌了!会招来误会的!」 巡,「和树君竟然在打男性以外的人的主意,不科学……」 和树,「我在打女人的主意!我脑袋里全是女人,这总行了吧!!」 稍微有点在意阿知华。 说得更准确些,是在意阿知华的变化…… 那家伙,给人的感觉像个小混混,而且有一个奇怪的金毛当跟班。 赏花这种事她会来吗? 幸子,「那就也邀请哥哥和阿知华吧」 双休日的预定就由赏花填补了。 薰,「好,幸子,今晚就让我们为了真正的赏花,在被子里练习赏花吧」 幸子,「薰先生真讨厌,两个都是真正的吧」 ……没食欲了。 和树,「快给我停下,在子女面前说……那种事情」 薰,「抱歉,我打算说得隐晦点的」 和树,「那种程度谁都听得懂……」 薰,「明白,那我不隐晦了。幸子,今晚造孩子!」 和树,「直接说出来是闹哪样!!!」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夕) 决定了去赏花的翌日放学后。 和树,「那?那是……」 ;>>↑台詞と一緒に阿知华の立ち絵表示 一出校门我就看到了阿知华, 正好想找个人一起回家呢。 而且还要找她问问赏花的事,就在我打算开口打招呼的时候, 阿知华,「喂」 男子生徒,「咿、咿——!?」 阿知华叫住了走在她前面的学生。 几年不见,阿知华和以前判若两人, 一言以蔽之,变得像个太妹了。 找茬吗?还是敲竹杠……? 阿知华,「……你钱包掉了」 男子生徒,「……哎?啊、是、是我的吗!?还、还给我吗……?」 何止是没有得到一句道谢的话,这都已经被当成强盗一样对待了。 阿知华深深地叹了口气, 阿知华,「……给。好好拿着,别又掉了」 男子生徒,「谢、谢、谢、谢了」 男学生收下钱包之后,逃命般地跑开了。 这男的真过分。 但归根结底,不得不说阿知华那给人压迫感的姿态才是问题的成因。 ……那家伙,这几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和树,「哟,正义的不良」 阿知华,「!?等、你、你、你、刚、刚才……」 和树,「好帅,刚才的男生,绝对被你迷倒了」 阿知华,「口胡!?他发了疯一样地跑掉了!把你刚刚看到的事给我忘掉!!!」 本性耿直和诚实还是没变啊, 这才是我认识的阿知华。 和树,「把捡到的钱包还给我的好心女生,要我的话肯定会被迷倒」 和树,「不但是同一个学校的……还是个美人,而且胸部有D罩杯以上,毫无疑问,我会神魂颠倒的」 阿知华,「那已经跟钱包没有关系了吧?是因为脸跟胸部吧?」 阿知华,「……而且,这、这种事很普通的吧」 和树,「不不不,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阿知华,「假如他的钱是用来给生病的弟弟买板蓝根的……昧掉的话岂不是太不道德了」 从这个假如就知道你是好人。 和树,「哎呀,我是在夸你啊」 阿知华,「………………」 阿知华,「……真是的,你还是没变呢」 和树,「大概吧」 阿知华,「大体上,刚才那男的也太弱鸡了」 和树,「就是。提到这个话题,我跟不良相处的时候可是气定神闲呢。恶人脸的家伙往往都能成为我的朋友」 阿知华,「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和树,「唉?」 阿知华,「看,对面刚好走过来一个洗剪吹,你去搭话试试」 和树,「这可不行,无事扰人可是很失礼的」 阿知华,「你不是说恶人脸的家伙都能做朋友吗」 和树,「我和那家伙品味完全不同呀。服装风格的差距也太大了,我才不想跟把校服改造成那个式样的洗剪吹对话」 阿知华,「根本做不了朋友啊」 和树,「而且喜欢的音乐也不同……大概。我有时候会听一下台湾歌手的歌,但这对那家伙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 阿知华,「你听过个蛋——!」 阿知华,「噢啦——给我撞上去!交个朋友给我看!」 和树,「哦哦哦,别推我,别推我呀……啊!」 ;◆効果音(衝撃音:どんっ) 阿知华半笑着把我推飞了。 我滑行了一段距离,撞在了陌生的洗剪吹的胸口。 洗剪吹,「好痛!这孙子,找死啊,噢啦——!啊——!?」 我面不改色地弯下腰, 深深地低下头。 和树,「对不起――!!!!!」 ;>>↑フォント大きく 洗剪吹,「哦!?哦、哦」 阿知华,「……」 和树,「啊啊啊,书包!?书包掉地上了……真的非常对不起!!」 和树,「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觉得痛!!?」 洗剪吹,「没、没有……没事了……」 和树,「啊!?啊,啊啊啊啊,把你衣服弄脏了,真是抱歉!现在就帮你舔干净!」 洗剪吹,「够了!够了!我说够了,给我滚一边去!」 和树,「原、原谅我了吗……」 和树,「感恩戴德!!」 和树,「啊……啊啊啊…………」 和树,「感激————不尽!!!!!」 ;>>↑フォント大きく 洗剪吹,「啊啊真是,我拜托你快滚!?」 和树,「真是非常的,对不起————!!!」 我朝着走向街角的洗剪吹敬礼。 然后,带着满脸的成就感看向阿知华 和树,「呐!!」 阿知华,「『呐』个鬼啊!!」 和树,「好好讲道理,人家还是会理解的」 阿知华,「……还没到一半就变孙子了,你的道歉手段登峰造极啊」 和树,「这是进入社会的必修课啊……」 阿知华,「那,有和他做成朋友吗?」 和树,「…………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再碰到他了」 和树,「脸都不想看到」 总算冷静下来了,真想马上回家睡一觉。 和树,「啊,话说回来。赏花的事,我妈跟你说了吗?」 阿知华,「说了,昨晚你妈打了电话。嘛……去到是会去」 和树,「哎……你竟然会参加」 阿知华,「不去就不给饭吃」 虽然回答很冷淡,但阿知华并没有表现出对赏花的不满。 阿知华,「怎么啦,你那张脸,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和树,「不是……我以为你铁定不会来呢」 和树,「因为你脸色有点阴沉」 和树,「……啊,不对……唉,那个……会有很多费事的地方啊……恼人的事情什么的?」 阿知华,「什么狗屁不清的!干你了啊!」 和树,「为了说服阿知华来赏花,我可是绞尽脑汁想了很久的」 和树,「有很多好吃的辣条哦——,大家都在等阿知华哦——,什么的」 阿知华,「你当老娘小学生啊!」 不过总之,阿知华也决定一起赏花了,太好了太好了。 和树,「……话说,那家伙人呢?」 阿知华,「哈?那家伙?」 和树,「那家伙啊,就是……金发」 阿知华,「…………怎么,在意她吗?」 和树,「不……并不是」 阿知华,「那为什么特意问我。说吧,你在意哪个金发」 和树,「就是那个呀,那个经常跟在你屁股后面的……金发的莫西干」 阿知华,「我才没有那种跟班!?」 和树,「啊咧,搞错了吗。那就是,那个金发的吴克」 阿知华,「金发到哪去了!?说好的头发呢!」 阿知华,「……丫的,你是指里沙吧。她也不可能成天跟着我啊」 和树,「这样啊?但离开了你的她还真是无法想象啊」 和树,「你要是踹开了她,她就会变成跟踪狂吧」 阿知华,「你的有色眼镜度数还真高呢……她怎么会做这种事」 阿知华,「……本性是好人啊,就算她那个样子」 和树,「哎呀,这不算表扬吧?这是讽刺那些坏得没救的人的话吧」 阿知华,「她只是随着性子,根本就没有恶意……有时候会比较随性地跟踪别人罢了」 和树,「你才戴了有色眼镜吧!」 阿知华,「总之,那家伙不在这里。还有其它事吗?」 和树,「没事了。我只是在想那家伙要是知道了我们要去赏花会不会也想过来」 阿知华,「她不会来的。这是家人间的活动所以没打算叫上她。……可惜了」 和树,「不不,我根本没有期待过」 阿知华,「……是吗。那,我走了。再见」 和树,「呃、喂、喂」 阿知华往与车站相反的方向走掉了。 绕远路吗,还真有不良少女的作风呢。 ……果然,我还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和树,「(不过她总算是愿意参加赏花了……)」 稍微安心了。 对阿知华的变化仍然抱有的一部分疑问,我暂时先埋在了心底 要是能趁着赏花的机会跟她说上几句话,再次回到以前的样子就好了。 和树,「我也回家算了……」 结果,我还是得一个人孤独地踏上归路。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外観-夕) #textbox message1,name1 另一边,有一个人影悄悄地躲在阴影处偷听俩人的对话。 里沙,「果然照片里的姐姐也是最棒的呢!帅呆了!」 她躲在阴暗处,扛着单反,从远处偷拍着阿知华。 里沙,「对了,下次把姐姐的照片与巨乳偶像的图片P到一起♪姐姐一定会开心的ー」 里沙,「……而且」 里沙,「赏花吗……还真是让我听到了个好消息呢,嘿嘿嘿」 ;◆背景(暗転) ;◆背景(三枝家外観) #textbox message,name 去赏花的当天早上。 红,「噗噗噗,我可是等这一天很久了……赏花」 巡,「呼哇~啊……早上七点集合也太早了吧……困死了」 薰,「嗯嗯。孩子们都蓄势待发了。一起去赏花真是太棒了」 俊彦,「跟个小孩子一样,还真是可爱呢」 红,「呜~,速速进军~。为了这天,咱昨天连晚饭都没吃~」 薰,「赢啦ー!……粑粑我两天前就没吃饭了ー!……好像胃穿孔了……」 俊彦,「屌什么屌!?我可是……我、可、是……三天前……开始……就没吃没喝……」 ;◆効果音(倒れる音:どさっ) 俊彦,「最终,看着绽放的樱花逝去……咕呼」 幸子,「真是,两个人还是一副小学生样子呢~」 大人和小孩们都情绪高涨。 阿知华,「怎样都好,赶快走啊……」 和树,「也是。我们都起得这么早,就是为了赶过去找个好地方啊」 红,「噗噗噗,要是完全没有空地了……!那咱会笑蠢的!」 俊彦,「快别说了,不要立那种FLAG啊……那么绝望的……」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 俊彦,「……那么……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巡,「啊,这可是完全来迟了。根本就没有空地了啊」 作为目的地的那排樱花树下,已经处于人满为患的状态了。 阿知华,「大家都跟我们的想法一样呢」 巡,「大概需要很早就来占位置吧」 红,「呜嘎ー!不要——!!咱现在就要赏花!立刻马上ー!」 红开始耍泼了。 阿知华,「呜啊……这么大了还哭爹喊娘,太不像样了。而且还在爸妈面前,你不害臊吗」 在痛哭的红旁边,家父的膝盖中了一箭, 薰,「哦哦哦——……!假的,这肯定是假的!……这是梦……哈哈,绝壁是梦!哈哈哈」 和树,「……抱歉,我家从大人开始就不像样了」 阿知华,「没错呢……节哀」 俊彦,「畜生,赏不了花的话,我从明天开始就不上班了」 阿知华,「……和树」 和树,「……啊啊」 阿知华,「去找地方吧」 和树,「只能找了呢」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 ;◆BGM(停止) 两家出动,拼命地找着赏花的空地。 既然已经准备了两只手都提不起来的料理。 那我就不愿意轻易低头。 可是…… 和树,「找到了吗?」 巡,「……不容乐观」 花了一早上也没有收获。 看来是绝望了。 幸子,「嗯ー,头疼了呢。总不可能把料理浪费掉吧,只能带回家……」 红,「我不要ー!」 就在大家都消沉了的时候, ;◆BGM(感動的(いい話的)な曲) 里沙,「……姐姐…………姐姐」 和树,「……嗯?这个声音……」 里沙,「姐姐……这边啊,姐姐!!」 阿知华,「……里沙?」 和树,「那家伙,在那里铺着座套,打算干什么呢……」 在一等的樱花树下,一个人坐在很明显不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座套上。 阿知华,「难道说那家伙……为了我们,一直在占着位置吗……!?」 里沙,「姐姐!!」 金发少女朝这边跑过来。 就像是与主人见面了的八公一样。 阿知华,「里沙!里沙……你这家伙……!!」 里沙,「姐姐!姐姐——!!」 然后,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BGM(停止) 里沙,「呜啊啊啊啊啊啊啊!!!穿毛衣服啊!」 脱掉了衣服。 ;◆効果音(鐘の音:ゴーン)→■良いのが無い 和树,「何弃疗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阿知华,「…………」 里沙,「姐姐!这边这边」 和树,「呐……那是在叫你吧?她是你的家人吧?你的家人」 阿知华,「……鬼认识她」 红,「那是前几天的……里沙殿下」 阿知华,「不能看」 里沙,「为什么移开视线!?看我啊,多关注我一下啊!?」 里沙,「别无视我啊!!?」 阿知华,「不准碰我!别搭我话!穿上衣服呀——!!!」 各种破坏气氛。 ;◆背景(暗転) ……………… ;◆背景(桜並木) ;>>里沙の服は元通り 阿知华,「你TM搞什么呢。在这种地方」 里沙,「哎呀ー,当然是赏花啊ー。在樱花开得这么漂亮的地方还能干什么呢ー」 里沙,「一个人赏花ー,然后一个人赏花ー,看腻了就一个人玩PSVー」 里沙,「……实在是孤独难耐的话,就数着梅森素数等待天亮……」 看来是非常激烈的场地争夺战呢。 里沙,「然后就想脱衣服了!!」 和树,「转换太唐突?!」 阿知华,「那可违法了赏花的规定……而且你总是没意义地脱衣服」 里沙,「总之,我来赏花了」 和树,「你接下来还会脱吗」 里沙,「喂!黄段子禁止!」 和树,「痛!?刚才还脱了个精光的你有啥资格说!」 阿知华,「那么?你也和家人来赏花了?」 里沙,「在说什么呢ー。我当然是为了姐姐专程来抢场地的啊ー」 里沙,「不过要说家人的确也没错呢。我跟姐姐ー」 阿知华,「为了我……?」 这家伙肯定是从哪里得知了阿知华要去赏花的消息。 然后一个人先守在这里占位子了。 阿知华,「你这家伙……这样真的好吗?」 里沙,「不用客气,请尽情地使用」 因为意外的缘由我们得到了赏花的场所。 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俊彦,「真的吗!?真能干呢里沙亲,做我女儿吧!」 里沙,「务必务必!请让我与姐姐成为真正的姐妹」 里沙,「啊,大家都别客气,请尽情地闹!」 幸子,「啊啦啊啦,不好意思ー」 里沙,「应该的ー」 红,「您辛苦了,里沙殿下」 里沙,「哦,三枝妹!」 和树,「辛苦了。帮大忙了呢」 里沙,「啊,没你的座位!」 和树,「为什么我要被区别对待……」 巡,「还真是找了个好地方呢。一定是在很早的时候就来了吧?」 里沙,「嗯嗯,当然的。为了姐姐和她的家人我可以赴汤蹈火」 阿知华,「呜姆,做得真好」 里沙,「唉嘿嘿ー。我加油了ー」 金发再怎么烦人,找到了这么好的地方,也算是丰功伟绩了。 必须好好感谢她。 ;◆背景(暗転) ;◆背景(並木道) 既然找到了地方,接下来就是准备工作了。 幸子,「饮料有些不够了,谁能去跑趟腿ー?」 巡,「呃,我记得准备了很多的啊」 俊彦,「嗯咕、嗯咕……噗哈……!啊,再来瓶啤酒」 红,「那里的!……嗯咕、嗯咕……噗哈ー!!抢跑了哦!赏花还没开始」 和树,「你也给我做做事!」 里沙,「姐姐,碟子摆在这里可以吗?」 阿知华,「哦,辛苦了」 和树,「……欸」 手脚这么麻利,还真佩服呢。 里沙,「看什么看?帮你可是要收钱的」 和树,「阿知华,这家伙挺认真的,称赞一下她吧?」 里沙,「!」 阿知华,「嗯……也对。偶尔也称赞一下她好了」 里沙,「哎呀ー那、那种事情、姐姐的称赞!实在是受宠若惊!」 里沙,「我打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姐姐……!不过?既然你硬要给?那我就笑纳了?啊,现金就行!」 和树,「原来是要钱啊!」 里沙,「心情!我只是想要姐姐的心情变好!」 阿知华,「是吗,心情啊……那么,给。去买点果汁回来」 ;◆効果音(鐘の音:ごーん)→■良いのが無い 里沙,「……哇啊,我好兴奋啊……」 ;>>↑里沙立ち絵、がっかり顔 和树,「她很丧气啊,阿知华」 里沙,「怎么可能,呆子!我可是家宝啊。可以扔在仓库里面一辈子不喝水!」 和树,「那会充满腐臭味的」 阿知华,「抱歉,不要在这种事情上这么敏锐啊。其他可以使唤的人……啊,值钱的东西来啦」 里沙,「唔咻!家宝来啦!」 阿知华,「给。汉堡包的折扣券,给我去兑过来」 ;◆効果音(お経音:ちーん) 里沙,「……谢谢……」 ;>>↑里沙立ち絵、がっかり顔 ;■ボイス音量小さすぎ、変更必要か? 阿知华,「截止日期是明天呢」 和树,「太好了呢。明天开汉堡包派对吧」 里沙整齐地叠好散乱的折扣券,放进了口袋。 阿知华,「……你不高兴吗?」 里沙,「我只要姐姐高兴就够了!」 阿知华,「什!这家伙的本性有这么好吗……」 和树,「呼,这样啊……」 我的舎妹也蛮难对付。 我们就这样聊着天,这时老妈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 幸子,「呐ー,小里沙要一起来赏花吗?」 里沙,「不不不……那种事情,还是高攀了」 幸子,「有很多料理哦。就当做是你帮我们找位子的谢礼吧」 里沙,「哎呀ー,抱歉ー。在一群亲戚中我这么一个外人ー。哎呀ーー算了吧」 和树,「……怎么回事,这家伙客气倒烦人的地步」 阿知华,「谁知道啊。比起被逼着还是更喜欢被奉承吧」 的确是有这种家伙。 幸子,「是吗,残念呢……那下次再重新答谢你吧」 里沙,「呃」 老妈出乎意料的马上回去做准备了。 里沙,「……」 和树,「……那,我们也去吧」 阿知华,「……好吧」 ;◆背景(暗転) ;◆背景(並木道) 巡,「嗯,料理总算准备好了呢」 和树,「对啊。接下来……」 里沙,「……」 金发在角落里一屁股坐了下来。 和树,「怎么啦。还不回家吗?」 里沙,「啊ー、不是ー,只是有些累了。真是苦了我啊,找位子什么的ー」 里沙,「累得我站都站不起来了呢ー」 和树,「把手给我,来」 里沙,「啊、谢谢……」 和树,「那」 里沙,「……」 幸子,「接下来,大家都拿好玻璃杯ー,干杯!」 红,「干杯!嗯咕、嗯咕……咯呼」 巡,「干杯~嗯~在外面开宴会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虽然准备麻烦了点儿」 和树,「你根本就没帮过忙吧」 吵闹的宴会开始了。 在这之中…… 红,「呐、兄长。那个……」 红的手指指向的地方,站着意志消沉的金发。 里沙,「……哈啊~……费了那么大劲儿找地方……明明找到了这么好的位子,明明我那么辛苦……哈啊」 和树,「你……」 里沙,「……呜,卜好意西,赏花,我也想跟你们一起!!」 阿知华,「刚开始这么说不就好了吗」 和树,「你还真是逗啊」 里沙,「我什么都会做的!不管是让我坐下,还是闭嘴!甚至韩庚,我都干!!!」 和树,「谁稀罕啊!……老妈,真的要让她加入吗」 幸子,「没错,太好了呢ー。小里沙,料理还有很多,快去那边吧ー」 里沙,「谢,谢谢!这份恩情我一辈子……」 里沙,「姆咕姆咕……这料理味道有点淡啊」 里沙,「喂,谁来表演个什么!快来让本大爷乐乐~!」 和树,「什么态度……」 就这样,三枝家、羽田野家、还有寿里沙混在一起的赏花活动开始了。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 薰,「耶ー!接下来就喝烧酒喝到死吧!!」 俊彦,「那个可以!可以!!」 幸子,「真是ー!在孩子们面前别那么胡闹啊!」 大人们开始加速了。 把酒当成水往嘴里灌,作为耍宝的能源。 巡,「到头来,只有大人们吵得很开心呢」 红,「真是的……明明今天是兄长的欢迎会,不记得主角是谁了吗」 红,「姆姆,兄长ー!饮料没了,快给我拿来!」 和树,「喂喂……你就这么唆使主角的吗」 俊彦,「啊ー真好喝……啊啦啦,空了?幸子~,再去买点儿酒来!」 薰,「酒ー!」 幸子,「你们也太快了吧!」 俊彦,「你也来一杯吧ー!」 老妈被醉鬼们强行灌了几杯之后 幸子,「耶ー!!幸子最棒,脱衣服了哟!!!」 地狱绘图啊…… ;◆背景(暗転) ;◆イベントCG(家族でお花見) 另一方面,我们正欣赏着美丽的落樱。 阿知华,「你家的料理,真好吃呢」 和树,「是吗?」 阿知华,「啊啊。比我家老爸做的好吃多了」 和树,「他不是开饮食店的吗……」 阿知华,「话说回来,和树啊。你习惯这里了吗?」 和树,「??」 一瞬间我陷入了思考。 阿知华那太妹一样的作风,说实话我还是觉得有违和感。 不过问了阿知华之后,她硬说是因为我离开这座小镇太久的缘故 和树,「啊啊,感觉跟几年前一样了」 阿知华,「这样啊。那就好……」 不经意间,我开始观察阿知华的侧脸了。 阿知华就是这种明明比我大却让我不得不关心的存在啊 里沙,「如何,少年,每天早上有好好勃起吗?那个还健康吗?嗯?」 和树,「……别用大叔的口气搭话」 里沙,「每天都撸啊?难道说你,还让老妈洗内裤吗?那还真是各种暴露啊……!」 里沙,「哎哟,夭寿啦……屡试不爽吧。因为年轻所以屡试不爽,屡试不爽!呐!」 和树,「……你的妹妹还真是令人不爽啊……」 屡试不爽说太多次了…… 阿知华,「那是她想被关注的时候的行为」 和树,「根本不可爱啊!」 里沙,「叫死啊,就是不想被你说!呜呀!!」 说着金发把脑袋插在了我跟阿知华中间。 里沙,「……姐姐是我的。你给我闪一边去」 和树,「哈?」 呃,WTF。 难道说,嫉妒了……? 是怕我和阿知华关系好,把阿知华抢走了吗……? ……莫非,这个金发,其实是非常可爱的生物? 里沙,「姐姐的肉体是我的!」 和树,「以身体为目标啊!?」 里沙,「姐姐的心就给你算了」 和树,「你还真差劲啊!」 阿知华,「喂,别说这种会招人误解的话啊」 里沙,「痛!……但,但是这个家伙~」 里沙,「这家伙装出一副情犊初开的样子骗取姐姐的纯情啊」 阿知华,「和树才不会是那种人啦。不过,你为我担心的好意我心领了」 里沙,「因为姐姐是那种随便就向人张开大腿的轻浮的女人,所以我很担心ー」 ;◆効果音(がーん) 阿知华,「我看起来很轻浮……」 还真是个直话直说的小弟呢。 里沙,「姐姐的旁边根本就不需要这种男人!有我就够了!」 阿知华,「里沙,你……」 阿知华一副要笑喷了的样子。 平时总是一脸不爽的阿知华能够有这样的表情还真是难得。 阿知华,「哈哈哈,你还真是,可爱!」 里沙,「唔咻!姐姐再多摸摸我~」 阿知华,「摸~摸~」 里沙,「啊、呀、啊!不要,再!呀,去了!要去了!」 阿知华,「G点在头上?!」 和树,「……哈哈」 里沙,「啊?三枝你笑个屁啊。这娇喘才不是给你听的!」 和树,「不是……咕咕、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这家伙还真是让人看不厌啊。 有这么逗的家伙在身边,阿知华阴暗的地方也变得不痛不痒的了。 里沙,「啊,姐姐,要是想吃女体盛了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叫我」 里沙,「为了能够随叫随到我会脱掉裤子的!!」 和树,「什!?至少把裤子给我穿上!」 里沙,「呜哇!?你在想些什么猥琐的事情呢!才不会给你看!」 阿知华,「不,女体盛什么的还是免了,给我穿好裤子」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 一段时间内只有我跟阿知华还有里沙三个人在说话。 巡,「诶ー和树君不错嘛。把家人晾在一边,跟其它女孩子打情骂俏的」 和树,「姐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红,「兄长也是种马一匹啊。出门一趟,两袖流芳,挺能干的嘛」 和树,「怎么会!再怎么没有女人缘对象还是要挑选的!」 巡,「哦呀~?选对象?和树君真是游刃有余呢。就那么有自信吗?」 里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是受欢迎的样子啊」 红,「哥哥比妹妹先开始跟异性交往这种事情绝不可能」 一起忽悠我啊。 可恶,谁叫这里都是女人呢…… 和树,「你们啊,就别忙着嘲笑别人了……你们自己倒是有男朋友吗」 巡,「哎呀,反击?和树君,不错嘛。接受挑战!」 巡,「好的,阿知华,秀出你的男朋友吧。拜托你了」 阿知华,「我!?……啊ー,这种事我还处于初期阶段啦,你看,大家都知道的」 阿知华,「里沙,你代替我参战。让他见识见识女人的力量」 里沙,「唉,我吗!?姐姐你这是在把话题抛给我啊……」 阿知华,「啊?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你这种小弟救场吧」 巡,「为了给大姐头挡枪粉身碎骨ー!」 里沙,「……那个啊,老朽啊,姑且有个右先生当恋人……!」 阿知华,「哈哈哈,真好笑啊」 和树,「一点都不好笑。下一个,红……就算了。哈,根本都跟我一样啊」 红,「咕呶呶,咱可是,咱可是……」 红,「最喜欢兄长了,其它人看都不看一眼ー♪」 和树,「也就是没人爱吧?那就别笑别人」 红,「吵死啦!处男闭嘴!!」 巡,「小红,拿别人的贞操观念打趣儿可不好哦。和树君保持自己原有的样子就够了」 红,「姐姐随机应变得真快呢……」 巡,「哎ー『第一回,聚集的处男处女们,怎样才能受欢迎呢?才能毕业呢?会议』~~」 里沙,「耶ー!!扔掉(节操)吧ー!捅破(xx膜)吧ー!!」 阿知华,「似乎有什么开始了」 阿知华,「话说巡你没有男朋友吗。我还以为绝对有的」 巡,「那是在表扬我吗?不过我还是有美人的自觉的」 阿知华,「不不,看你平常能够很普通地跟一群群男生说话,应该有机会对男生出手吧」 里沙,「是因为经常去自动贩卖机买工口书的原因吧」 红,「真好啊,姐上,被称赞了」 巡,「不不,那可不是称赞」 巡,「算了。反正我有弟弟ー」 阿知华,「你——难道说……!」 里沙,「家庭暴力!?」 阿知华,「为什么!?」 里沙,「啊,搞错了。是近亲相奸」 巡,「找男朋友太麻烦了ー。麻烦事交给弟弟就够了」 阿知华,「某种意义上比暴力性质更差了……」 和树,「那种话你也只能现在说了」 和树,「以后我要是结婚了……」 巡,「那不可能」 和树,「抢答你妹啊!……假如我结婚了行了吧!那时候我就不能再照顾姐姐了」 巡,「没问题。我跟和树君的羁绊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剪断的」 和树,「……姐姐」 巡,「那个时候,就寄生在小俩口身上当个NEET算了」 和树,「那种腐烂的羁绊还是一刀两断吧!」 巡,「呼呼,真是可爱的小猫咪呢。比起你老公那毛手毛脚的前戏,还是义姐的手指更爽吧?」 和树,「还打算NTR我老婆吗!?」 巡,「弟弟的东西就是姐姐的……死了的弟弟的财产也是姐姐的!」 和树,「别连遗产都盯上啊!」 里沙,「不过三枝妹看起来很有人气的样子啊ー。跟我一样看起来很可爱」 和树,「呃,跟谁一样?」 里沙,「抱歉弄错了。我看起来『也』很可爱」 和树,「……算了,你要是那样觉得,你就那样想吧」 和树,「话说回来,红确实是可爱,但我可没打算交给别人」 红,「兄、兄长……!?在、在、在这么多人面前,那种话……」 和树,「让这种阿斗出世,可是给三枝家蒙羞」 红,「姆~、姐上!兄长说人坏话!」 巡,「哈哈哈,到最后觉得妹妹跟姐姐一样烦了啊」 阿知华,「这一家子关系真好呢」 巡,「那说回来,你又是怎么回事呢,阿知华。你对男人……哎呀,踩地雷了。我什么都没问」 阿知华,「魂淡,那份多余的关心是闹哪样……」 红,「那位上火的阴郁脸,最近的男人们啊……哎呀,嘴滑了」 里沙,「太失礼了!你们把姐姐当笨蛋吗!!」 阿知华,「喂,里沙,你帮我说句话吧」 里沙,「包在我身上!姐姐啊——,跟那边的凡人可是不同的——」 里沙,「受欢迎得一塌糊涂,干过(她)的人不计其数!!!」 阿知华,「……(喂),里沙等等……」 里沙,「每天换了又换,干了又干,穷奢极欲……什么的啊ー!」 阿知华,「里沙,那有点……」 巡,「唉ー、是吗。第一次听说唉」 红,「大概吧,杀马特们见面后第二天就滚床单什么的家常便饭ー」 巡,「不如说杀马特妹子怎么可能没干过呢。那还真是,作为凡人的我们还真是意想不到地失礼呢」 阿知华,「咕!?……哎、哎呀,没有这回事啦……」 里沙,「姐?姐姐!?已经松松垮垮的了!排球那么大的话放进去丝毫不成问题!」 阿知华,「喂,里沙,别说了……吃点东西冷静一下……呐?」 里沙,「姆姆!?喂,这是对害喜的人多么不体贴的食物啊ー!?赶快去给姐姐拿点酸的东西来ー!!」 阿知华,「你给我闭嘴————!!?」 ;◆効果音(衝撃音:どすっ) 里沙,「呕呼!?……姐姐的、吐槽……在子宫里回响……咕呼」 阿知华,「……哈……哈…………」 巡,「呐,阿知华♪」 阿知华,「……什么事」 巡,「你是经验丰富的姐姐呢ー,造孩子的方法什么的,可以教教我们吗ー」 红,「请详细一点?哦吼吼吼」 阿知华摁着眼角 阿知华,「……就是这样,吧」 回答到。 ;◆背景(暗転) ………… ;◆背景(桜並木) 从赏花开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和树,「啊~~吵得我头都要爆掉了……」 感觉玩得太过火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要是能够跟在意的女孩子一起的话,那就更好了。 路人男,「我是国王~!下命令了哟ー!一号~?对三号~!?舌吻~!!?」 路人女,「讨厌~!刚说完接吻就飞了过来~!!」 旁边的一群人吵得像笨蛋似的。 好像是在玩国王游戏。 我看着旁边毫不害臊地大吵着的一群年轻人…… 和树,「不妙,羡煞我了……」 由于太过羡慕我看得入迷了。 我也好想像那样跟异性傻闹啊……。 亲人除外。 这么一说,还真有一个人不是亲人。 金发,不过她一开口就是黄段子…… 和树,「(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 ;◆効果音(メール着信音)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收到信息的铃声。 是千乃发的。 千乃的信息,『今天很适合洗衣服呢。和君现在在干什么?』 我发的信息,『跟可爱的女孩子们赏花(开后宫)。大家都对我有意思。从她们浑浊的视线可以看出来』 和树,「……摁」 ;◆効果音(メール着信音) 发完后,我沉浸在虚构的优越感中,千乃马上就回信了。 千乃的信息,『好厉害!太好了和君!恭喜迎来春天ー』 普通的祝贺啊,感觉更空虚了。 我发的信息,『其实只是家庭聚会』 和树,「……摁」 ;◆効果音(メール着信音) 我老实地说出了真相,马上又有回信了。 千乃的信息,『什么时候这个谎言可以成真就好了』 和树,「这份多余的怜惜是怎么回事!装腔作势的体贴型幼驯染吗!」 这个年龄实在是无法老老实实地接受别人的温柔啊。 红,「你在一个人对着那台机器点什么呢。自言自语吗」 和树,「不不,手机本来就是这样用的吧……」 红,「那个机器,叫做手机吗。奇哉妙哉」 和树,「那是什么远离尘世的人设。而且梗用得太不自然了」 红,「炸鸡的油腻给樱花增添了一份美好可是从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 和树,「哪个文化领域的!?」 和树,「……你到底想干什么,上厕所吗」 红,「兄长太慢了咱来接你了」 和树,「是吗,抱歉」 虽说妹妹比较受欢迎,但还是没到那个程度。 巡,「啊,和树君来了。现在呢ー,饮料不够了呢。谁能帮忙跑趟腿呢」 ……这也不坏。 虽然想快点找个女朋友。 不过在朋友和家人间的温情里泡一泡也不赖…… 巡,「但果然啊,饮料什么的,又重。还是得男人去……呢?」 里沙,「接下来不用说……你也明白吧?」 红,「给,这是要买的东西的便条。咱们继续回去赏花吧ー」 和树,「…………」 就是这种东西啊,家人什么的,姐姐和妹妹也就是这种东西啊…… 阿知华,「………………哈」 阿知华,「没办法,我也去吧」 里沙,「……!?」 红,「哦呀哦呀」 巡,「这可是这可是……意外的好感FLAG啊?」 和树,「阿知华姐姐……!我被你迷倒了」 里沙,「等、stop!sto——p!!哦啦,给我从姐姐旁边让开!」 金发气势汹汹地插入了我和阿知华之间。 里沙,「姐、姐姐就请好好休息吧。这种事就让小弟去吧」 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对阿知华说完后,转过身来瞪着我。 里沙,「喂,三枝,就让我教教你什么满盘皆输!!」 和树,「哈?」 里沙,「那姐姐,我先走了!!!」 说着,里沙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和树,「那家伙怎么回事啊……」 满盘皆输?是指『一个人去买东西很了不起』这件事吗? 和树,「话说,啊——……」 现在才发现,写好了要买什么饮料的便条还被我攥在手里。 那家伙,完全就忘了这回事呢。 完全是个废物啊……。 阿知华,「会给我们买什么饮料呢,那家伙的话……」 阿知华,「……算了,随意」 追上去太麻烦了,阿知华回到了宴会。 红,「咱也回去了。兄长还在这里等吗」 ……嗯——怎么办呢。 我看着手中的便条思考着。 要不要把姐妹们放在一边,去追里沙呢? ;>>選択肢 1.去追里沙 ;>>選択肢 2.老老实实待着 ;@select2 text1="1.去追里沙" storage1=003a.ks text2="2.老老实实待着" storage2=003b.ks ;フラグ1-選択肢1.txt ;>>選択肢 1.里沙の後を追う 和树,「你们先去吧,我要去个地方。」 メグ,「唉~去什么地方呢」 嗜虐的笑容。 老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副想要戏弄我的表情。 和树,「我先走了」 我拒绝继续谈话,离开了她们。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 虽说是来追里沙,可一直找不到她的人影。 这人山人海中想要找走散了的同伴还是太难了……。 我在两排樱花下的人群中穿梭着, 和树,「…………!」 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里沙,「……………………」 在渲染了淡淡的粉红色的美景之中, 我看到了随舞落的花瓣一起随风摆动的金发, 懒洋洋地欣赏着樱花的她看起来比平时要像女孩子多了…… 说实在的,已经是可爱的程度了, 我都忘了上去打招呼,只顾着看她。 那家伙闭上嘴的话还是挺不错的呢……。 里沙,「…………」 当事人仍然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樱花。 那家伙在看什么呢……。 有那么好看吗? 于是我也顺着里沙的视线看过去。 女青年,「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呀、讨厌、会被人、看见的」 女青年,「哈啊、嗯嗯!啊!啊嗯、好棒、太舒服了、啊」 和树,「……………………」 里沙,「呜嚯嚯,屌爆了……!」 原来是在偷窥男女之事吗!! 我不经失意体前屈。 和树,「(把我的纯情还给我……)」 我悄悄地靠近了看得入迷的里沙。 里沙,「干她!就是这样……!上!」 和树,「喂,你在这里搞什么」 里沙,「咿——!?啊、那个、那个、对不起!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开始道歉, 这家伙肯定是把我当警察了。 里沙,「嗯啊,我、现在有点忙……呃、那个」 和树,「你看看我的脸」 金发女在被质问(在她看来)的时候依然一个劲儿地窥视着男女之事。 嗯,果然不能把她当女人看。 和树,「别站在这种地方了,快点走吧」 我强硬地把她往外拉。 里沙,「咿呀!?乱用职权!?这是对待善良市民该有的举动吗!?!这就是国家权力!!?!」 和树,「别瞎嚷嚷,好好看着我,不良市民!!」 里沙,「啊、三枝……?」 这家伙总算是认出了我。 和树,「你是在帮人跑腿吧,赶快去完成任务啊……」 和树,「……嘿咻」 回到原来的路上时,突然感觉衣服下摆被抓住了。 和树,「怎么啦,不快点的话……」 里沙,「不是……那个、呀……」 里沙,「可以多在我身边待一会儿吗……?」 和树,「什……哈!?」 她稍稍弯着腰说出了可爱的台词,这令我的思考一瞬间停止了。 和树,「哎呀,大家还在等我们呢……」 里沙,「…………有什么不好的,真是……」 和树,「………………!」 这难道是说……我,被邀请了? 里沙,「与你一起欣赏也不错呢,所以……说,请待在我的身边吧……」 里沙指向的地方,美丽的樱花…… 才不是这样。 女青年,「啊、啊!不要、会被人、看见的!会被那边那个奇怪的金发,偷看的!!」 里沙,「在担心着会不会被人发现吗?待会儿就轮到你了。噢吼吼♪视线装上了!」 和树,「你还真是……不死心啊」 里沙,「不不,你这时机抓得不错呀。我对你的好感度上升了哦」 ;◆効果音(色っぽい音:あぁ~ん) 里沙的好感度上升了1点! 自己的幸运度下降了5点! 和树,「这种时机!?上升!?完全高兴不起来!」 里沙,「别谦虚呀。呐,同僚!」 和树,「别找我握手!也别嬉皮笑脸地搭我肩膀!」 ;◆背景(暗転) 直到我生拉硬扯她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背景(桜並木) 里沙,「啊~看到了好东西呢。今天来赏花真是太正确了」 和树,「赏花的的好处在那种地方吗!?比起大家一起闹腾然后一起享受美食还是那种事情要令人高兴吗!?」 和树,「哈……算了,买些饮料回去吧」 里沙,「……我说呀」 里沙,「为什么你会在这?」 和树,「不不,没什么……刚好闲着,所以就来帮忙啦?」 里沙,「冲着我来的吗」 和树,「才怪」 里沙,「哼,明明对女人如饥似渴。今天也在跟自己的姐妹黏在一起亲热吧」 和树,「我只是在被她们玩罢了,这也算亲热吗」 只会让人感到悲伤好不好。 里沙,「谁知道呢……你跟我姐姐好像也聊得挺投机的嘛」 和树,「这个呀……」 里沙从旁边跑到了我的前面。 ……总感觉有些别扭, 好像今天也特别针对我一个人。 明明我和阿知华只是像平常一样开开玩笑。 和树,「我和阿知华只是表姐弟罢了」 里沙,「我就是为这一点生气」 今天确实和阿知华聊了很久呢。 当我在阿知华的身边将阿知华独占的时候, 一直处于阿知华身边的里沙又会怎么想呢。 里沙,「因为有表姐弟的名分而深得姐姐的喜爱,我不管怎么努力都……」 和树,「你啊,难道是在为阿知华没有邀请你来赏花而赌气吗?」 答案马上写在了她的脸上。里沙的脸红了, 里沙,「笨、笨蛋!怎么……可能……」 和树,「你就那么在意阿知华……」 和树,「唔呕」 喉咙遭受了致命一击!我想说的话被吞了回去。 里沙,「说什么傻话,我和姐姐才不是那样」 里沙,「我的话随你怎么开玩笑……但是不要扯上姐姐……下次不允许了」 里沙,「我和姐姐……才不是喜欢喝讨厌,LOVE和RAIKE这种……关系」 和树,「唔呕唔呕………那个拼作Like吧………」 里沙,「……那种小细节……随意啦」 里沙,「我就是讨厌你调侃我和姐姐的关系」 和树,「不是调侃啊……只是感觉,有点羡慕呢」 和树,「……我刚刚搬过来,朋友比较少」 里沙,「……我又没问你这个」 和树,「也对」 做着无意义的争辩的同时,我和她也不知不觉并排走了起来。 就像是应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之后马上和好的朋友一样。 ……这种感觉让我安心。 回到这边之后一心一意想着要找个女朋友, 现在看来,好像是先交到一个笨蛋般的朋友呢。 和树,「下次会好好邀请你的」 里沙,「哈?什么事」 和树,「赏花呀,虽然要等到明年」 里沙,「…………」 和树,「阿知华也会来的,不然某人又要闹脾气了」 里沙一脸正经地思考了一会儿之后, 里沙,「啊,喂喂,是姐姐吗?哎呀,受欢迎的女孩真难当啊!刚刚三枝那小子邀请我明年一起赏花……」 这家伙太得意忘形了,我对准她的屁股飞了一脚。 里沙,「噢呕!」 里沙,「……魂淡,竟然敢偷偷爆我菊!!」 ;◆背景(暗転) 然后我们就像小孩子一样追逐打闹着。 ;◆背景(桜並木) 买完了东西,我们打算回到大家在的地方。 ……在这之前,先喘口气再说。 猜拳输了的我提着沉重的购物袋。 和树,「话说,你为什么么那么仰慕阿知华呢?」 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喝着果汁问她。 里沙,「这个呀,当然是酷的原因啦」 和树,「酷,吗……」 里沙,「她可是见到弱者被欺负就会拔刀相助的正义的伙伴呢!就算对手比自己强也在所不辞!」 和树,「那家伙这么能打……?」 里沙,「而且是打得半死不活!因为姐姐逞强地说就算是被打得带哭腔也决不会掉一滴泪」 和树,「原来是被打!?」 里沙,「『我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呜呜』听到她这么说时,我的泪水也止不住了」 和树,「不还是哭了吗,你也算是陪哭吧」 里沙,「但是不会一哭了之正是姐姐酷的地方」 和树,「复仇吗?有点危险啊」 里沙,「才不会做那么危险的事啦。被扁了之后好好记住对方的长相,之后去他的老师或者爸妈那里告状」 和树,「打小报告!?这也算酷!?」 里沙,「不择手段可是很有效的,对方绝对不敢再缠着你了」 和树,「……的确」 里沙,「前段时间的一场鏖战可不得了呢……二子玉川之乱」 和树,「都取名了么?」 里沙,「对手是一群找姐姐茬的不良,那可真是惨烈的战斗啊……」 和树,「……又被吊打了?」 里沙,「不不,当然是姐姐赢了」 和树,「哎,这可挺厉害的,以少胜多」 里沙,「对方哇哇大哭呢!抱着脏兮兮的双肩背包落荒而逃!」 和树,「对手是小学生吗!?这什么水准!?」 里沙,「势均力敌呀」 和树,「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别跟小学生势均力敌啊!」 里沙,「蠢东西,对面可是小学高年级的啊?跟低年级的杂鱼可不是一个水平的」 和树,「没什么区别吧……」 本来还想听听阿知华的丰功伟绩的,这完全是在爆黑历史啊……。 里沙,「跟小孩子动真格的姐姐真是太酷了……始终带着哭腔」 和树,「带着哭腔有点过了吧……嘛,那家伙姑且是个女生,打一群的话确实力不从心呢……?」 里沙,「这次Solo成为了传说」 和树,「跟小学生Solo!?这也能成为传说!」 也对……阿知华那家伙,以前身体就不怎么强壮。 里沙,「不仅仅是打架,姐姐还会向陌生人伸出援手」 和树,「送迷路的孩子回家之类的吗?」 里沙,「要比这程度高多了。甚至帮别人付住院费呢」 和树,「这……还真是厉害。确实酷。帮谁付?」 里沙,「不认识的人。听说只在电话那头一个劲的说『是我是我』」 和树,「那是被骗了吧!?」 里沙,「慌慌张张地就把钱打了过去,之后的夏日祭也是带着哭腔过的」 和树,「肠子都悔青了!」 里沙,「……嘛,就是这样,姐姐在各种意义上都很酷」 和树,「的确,各种意义上……都很酷」 我以后要怎么直视她。 感觉会忍不住笑喷。 里沙,「这下姐姐的fans又多了一个……咕呵呵,姐姐会不会表扬我呀」 和树,「大概,会打得你摸不着北」 ;■消した方が良いかな? 不过话也说回来, 里沙这么骄傲地向我描述我所不知的阿知华…… 让我稍微有点嫉妒呢。 不只是今天, 得知千乃有了可以称之为挚友的朋友的时候也是, 愚妹交到了可以吵架拌嘴的朋友的时候也是, 给我一种被伙伴们排斥了一样的感觉。 和树,「话说你是什么时候跟阿知华认识的?」 只是想问问。 里沙,「哈!?这种事凭什么告诉你啊!?」 明明刚才还说得起劲。 里沙,「啊,之前把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里沙一个人自言自语了一段时间, 里沙,「……那,这次换你了」 和树,「……哈?什么」 里沙,「因为啊,就我一个人说也太不公平了,你也说说你的事啊」 和树,「我的事……你刚刚不是一副我的事情怎样都好的样子吗」 里沙,「刚刚的不算」 里沙,「现在……能告诉我一些事情吗,关于三枝的」 和树,「讨厌,别从上面看我……」 不过,我也不例外, 被女生说“我想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情”,这样一来……。 里沙,「快点说,然后脱掉!」 和树,「那是什么鬼。还有你叫我说,难道是只有我和你的关系跟阿知华和你的关系一样好了」 里沙,「嘿嘿,这是当然的啦。像姐姐和我之间的坚不可摧的羁绊当然是屈指可数」 ;■消した方が良いかな? 坚不可摧的羁绊啊……。 阿知华和里沙到底是怎样的一对呢? 看起来只是里沙在单方面的表现好意,其实阿知华也并没有坐视不理。 虽然嫌里沙烦人,但也有好好地照看她。 说是羁绊有点夸张,不过确实有什么联系着这两个人。 里沙,「总之,赶快说说你的事情吧」 里沙,「我可并不想问啊!!!!」 和树,「那就别问啊……」 里沙,「嘿嘿嘿,快点说吧。以前是男校的吧?就算是基情也没问题的哦」 和树,「没问题个毛!」 ;◆背景(暗転) 会赏花处的一路上两人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聊着。 里沙还是一如既往地给点阳光就灿烂。 但是一看到她的笑脸,不知为何我也像是被感染了一样开心起来了。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 ;フラグ1-選択肢2.txt ;>>選択肢 2.老老实实待着 ……没有那个必要吧。 感觉就像是露骨地追着女孩子一样,有点令人害羞呢。 和树,「那个金发能好好买回来吗?」 阿知华,「……又不是几岁的小鬼,没问题的」 冷淡的说着。 巡,「哦呀,做父母的在关心孩子吗?」 阿知华,「别说什么做父母的啊。那家伙喜欢随便在路上玩」 虽然嘴上这么推脱着, 阿知华,「……话说那家伙不会迷路吧……平时都那么混乱……」 巡,「啊哈哈哈,担心了」 紅,「咻ー咻ー!快追上去啊ー!」 姐妹们似乎在以调侃阿知华为乐。 阿知华,「才、才不是!我怕她会给别人添麻烦啊!!」 阿知华,「……到头来,道歉的总是我」 和树,「还真像母女呢……」 巡,「但是寿小姐与阿知华酱,关系真好呢」 阿知华,「的确还不错……为什么要问这些无聊的事情啊」 巡,「不不,很有趣的样子」 紅,「你与里沙殿下认识的契机是什么?兴趣吗」 阿知华叹了口气。 你就快点回答,满足姐妹们的好奇心算吧。 阿知华,「认识的契机吗…………记不太清了」 紅,「呃——……」 巡,「不不不,怎么可能。她那么仰慕你,肯定是有戏剧性的相遇吧?」 巡,「在拐弯处撞到了……『好痛!被菜刀捅到了!』……像这样的爱情喜剧之类的」 阿知华,「别拿着菜刀在外面闲逛啊!?」 巡,「目送走捧着流出来的内脏急匆匆地离去的女孩子之后,阿知华来到了学校」 巡,「一跑进教室,就发现了刚刚撞到的女孩子」 巡,「啊ー!你不是刚才的……看到了我的内脏的变态吗!!!」 阿知华,「快送医院啊!」 阿知华,「……总之。我跟里沙才没有那么庞大的展开」 巡,「呼——很自然的相遇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背对背了那种关系吗」 阿知华,「滚ー!才不是什么背对背。她在我旁边吧」 虽然是对非常不搭调的组合,但关系似乎不错的样子。 紅,「有跟班还真好啊,咱也想要个跟班呢……瞟」 和树,「别看我」 阿知华,「并不全是好事哦。里沙那家伙,明明都已经午休了还总是带一堆食物来……」 巡,「这可羡煞老夫啊。哪里有让你不满的因素啊」 阿知华,「……胖了五千克」 女生阵容的脸上结冰了。 阿知华,「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把她带来的东西一丝不剩地全收了……,小肚子一下子鼓起来了」 紅,「真坏啊。看起来是仰慕着,其实是在骚扰对方吗?」 巡,「小弟什么的已经是时代的眼泪了」 副作用还真是猛啊。 体重上的遗憾怪吓人的。 阿知华,「说起来,生日的时候还会送我礼物呢」 和树,「这已经为你做得够到位的啦」 阿知华,「一眼看起来是这样啦?里沙悄悄地放进我书包里面的是,大量的工口video……」 和树,「多好的小弟啊!」 阿知华,「那是对你来说吧!……那天刚好有携带物检查……」 紅,「果然是性骚扰呢」 阿知华,「那家伙肯定是真心的。只是我倒了大霉罢了」 巡,「嗯~~依我所见,阿知华的教育太失败了是一个原因」 阿知华,「哈?关我什么事」 巡,「作为大姐头,必须要给小的们带个好头啊,就算是傻孩子,只要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两边都会好过些的吧」 阿知华,「嚯。比如说?」 巡,「对了,试着模仿一下吧」 巡,「不再拥有健康的阿知华,有一天,不得不对自己的生计感到担忧了」 巡,「正确的说,不但被长年的腰疼和膝盖疼所折磨,最近还有点尿不尽」 阿知华,「我到底有几个设定啊!?身体已经破烂不堪了!?」 巡,「虽然年老体衰已经很要命了,但最让人想落泪的还是她的经济状况」 巡,「怎么办……明明还要多弄点钱才能活过明天的,可手上只剩2000块了……」 和树,「什么情况!?什么叫弄点钱啊!?我过得就那么不安稳吗!」 巡,「噗咻,嗯咕嗯咕……噗哈……哈啊~,还剩1880块」 阿知华,「这是喝饮料的场合吗!?这120块用得太不假思索了吧」 巡,「再这样下去工厂就要倒闭了,员工们的薪水也无从谈起了……」 和树,「原来是厂长啊!」 巡,「……算了,员工的工资,随他去吧」 还是个混帐厂长。 巡,「那么,这里要如何使用小弟,才能够还清巨额的债务」 阿知华,「这问题太沉重了吧!?这已经不是可以靠小弟解决的范畴了!」 巡,「不不不,例如说啊。这种时候,如果有一个可以商量的对象的话,结局就可以逆转」 阿知华,「可是,只是商量的话……」 巡,「阿知华酱选择了与小弟商量」 巡,「呐,里沙,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把你家的房子卖了,大概能有多少钱?」 阿知华,「瞄准了房地产吗!?那种商量快给我停下!」 阿知华,「钱什么的自己想办法啦。跟小弟商量什么啊」 巡,「不商量好了……在心中如此起誓的阿知华,眺望着手中的1880日元……」 巡,「不做点什么的话……带着觉悟的表情低语着,阿知华的身影朝着柏青哥店消失了」 阿知华,「喂——!?我也太废物了吧!!你在耍我吗——!」 巡,「只是打个比方啦。并不是说阿知华是那样的。只是给角色贴个标签一样的东西罢了」 阿知华,「还是很讨厌!」 巡,「由于阿知华没能好好使用小弟,工厂最终倒闭了」 巡,「翌日,曾流落街头的员工们送来了感谢信」 紅,「明明是阿知华殿下的无能才导致他们失业的,真是好部下啊」 巡,「多亏盗用了公司的资金,我才能建体面的房子!笨蛋社长,一直以来都谢谢你啦!」 阿知华,「是你们搞的鬼啊——!?」 阿知华气得连肩膀都在颤抖…… 被老姐狠狠地玩弄了一回,还真是可怜。 我对阿知华抱有同情,同时也对不是自己感到庆幸。 紅,「听你这么说了这么多,感觉小弟也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了呢」 紅,「咱暂时有兄长就够了。反正可以随便使」 和树,「你觉得『老哥』和『小弟』是同义词吧」 阿知华,「有没有魅力我可不知道……」 是想到了阿知华的脸吗,阿知华的表情有些僵硬了。 阿知华,「那家伙自己跟过来了,我觉得也挺有趣的」 阿知华,「有一个那么仰慕自己的家伙,是件不错的事呢……」 阿知华一个人嘟囔着。 说不定对阿知华来说,里沙意外的非常重要呢。 巡,「呼呼呼呼……这是爱啊」 紅,「哎呀呀,还真是看到了美丽的百合啊」 姐妹们围在阿知华旁边默默地笑着注视她。 阿知华,「咕……别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啊,可恶!我很不爽啊!干你啊!」 巡,「反对暴力——!向店长打小报告去了——」 阿知华,「那最好!怕爸妈还出来混个屁啊!给我站住,魂淡!」 见阿知华炸毛,姐妹们马上笑着跑开了。 只剩下我,和顶着一张恐怖的脸的阿知华。 和树,「真惨啊。辛苦你了」 阿知华含恨瞪着我。 阿知华,「要是这么觉得就帮帮我啊」 请容我拒绝。 因为阿知华这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看都看不饱。 阿知华,「大体上,我跟里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阿知华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注视着饮水处。 小猫啊。 阿知华,「那只猫过来了呢……一身的泥巴呢」 依然保持着凶残的脸,毫不犹豫地接近了小猫的阿知华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捧腹。 阿知华,「不洗个澡可不行呢……和树啊,你在那里笑什么呢」 ;■台詞分割したい 和树,「我在想你很温柔啊」 阿知华,「才不是啊,呆子。我可是很讨厌动物的,尤其是看到这种脏兮兮的小个子,不由得就想用水欺负它呢」 和树,「那还真是温柔呢」 阿知华粗鲁地抱起了毫不抵抗地享受着沐浴的小猫、 阿知华,「和树啊。你为什么能跟里沙相处得那么好呢」 和树,「不,没有那种事情?她老是缠着我,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呢」 阿知华,「那证明是她中意你啊」 阿知华,「里沙那家伙,对讨厌的家伙看都不看」 阿知华,「对中意的人可是缠着不放哦」 阿知华,「可结果却会被别人认为是麻烦呢」 这事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原来里沙还有受害者的身份啊 回过神来时,阿知华正微笑着看着我。 阿知华,「被年轻的女孩子看上的感觉怎么样?和树君呀」 这是之前对她见死不救的报复吗。 就算你抱着浑身湿透了的小猫这样对我说。 和树,「对方可是那个金发哦?」 阿知华,「别说那种话啊,如果把她看做女性交往的话,说不定意外的很可爱啊?」 和树,「――唔!」 交往――吗,也就是说,那个金发成为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这可是,对于这个年龄的好青年来说,就像是蜂蜜一样甜蜜的词语。 和树,「……说、说什么傻话呢……根本就没兴趣」 阿知华,「裆部扭扭捏捏地真恶心」 阿知华用冷冰冰的视线看着我。 然后去追逐洗完澡的小猫了。『你可别玩得变成它刚刚那副样子』,这样告诫了她。 和树,「……虽然不怎么对我的胃口,不过硬要跟了我的话……」 和树,「…………约会的话」 阿知华,「明明是从上面看着我还这么胆怯啊」 和树,「跟女孩子交往的话,不管是什么体位她都会答应,这是真的吗?」 阿知华,「快把你从本子上学到的东西扔掉。……不过,和树要是温柔点拜托的话,说不定能行哦?」 ;■台詞分割したい 和树,「真的吗!」 阿知华,「和树喜欢的腹部穿刺啊,绞首啊之类危险的play,说不定也有会答应的家伙呢」 和树,「我才没有那种危险的性癖!?」 和树,「别把别人当绅士啊……我顶多也就是吃吃头发的程度罢了」 阿知华,「够绅士了!?」 和树,「大体上,要是和里沙之间真的变成那种空气了,那家伙绝对会做出破坏气氛的发言的?」 阿知华,「啊啊……也是呢」 和树,「所以说,把里沙当做对象……」 阿知华,「里沙的欧派」 和树,「……!(咕哇)」 阿知华,「刚刚瞪大了眼睛哦。那可是看着猎物的眼神啊」 和树,「不不、不是不是,这是误会……」 阿知华,「里沙的头发,荡漾着女生的味道」 和树,「……嗯咕」 阿知华,「刚刚吞口水了吧!有反应了!」 和树,「可、可恶……」 在满是男人的环境里待久了,魔抗有点低啊。 没想到不管是谁只要是女性就能让我动摇,稍微有点陷入了自我厌恶。 ;◆背景(白) 里沙,「和树君……我,对和树君……」 脑海里浮现了奇怪的妄想。 里沙,「对和树君……」 ;>>里沙、ヘン顔 里沙,「一直都很喜欢」 和树,「(我拒绝————!!)」 ;◆背景(桜並木) 和树,「不可能的。里沙不行」 阿知华,「怎么啦……一副醍醐灌肠的表情」 里沙,「姐姐!我肥来啦!」 里沙抱着一大堆东西跑了过来。 阿知华,「哦,你回来了。有好好买到东西吗?」 里沙,「当然啦!给,这是姐姐的份」 阿知华,「哦,多谢……话说,这是什么」 ;■台詞分割したい 里沙,「天知道?看起来很有趣所以我就买来了」 阿知华拿到的果汁的包装是我见都没有见过的异国风 连商标名称都不知道是什么语言。 阿知华,「这符号一样的文字是什么鬼!?根本就想象不到是什么味道!」 和树,「难道你,全买的这种恶搞一样的饮料吗……」 里沙,「怎么可能啊。我自己的可是普通的可乐」 阿知华,「你给我喝一口试试————!!」 里沙,「嗯咕,嗯咕咕咕咕……」 里沙,「咕哈、咯嚯、咯嚯、呕,翔味ーーーー」 和树,「……这已经不是喝到果汁的反应了吧」 里沙,「呜噗……很好喝的哟……三枝,你也干了这碗……」 里沙,「呕,热翔」 和树,「不要,这可是热翔」 里沙,「一碗可要300块啊」 和树,「太贵了吧!」 果然,把里沙当做女性看待…………是不可能的。 ;>>合流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 太阳已经下山了,赏花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两家人开始做起了收拾工作。 和树,「……喂,红,别偷懒啊」 红,「唉——……真麻烦」 和树,「你已经长大了吧……」 俊彦,「呜呕……喝高了……走不动了,坐出租车回家吧」 大人们开始带头偷懒了。 和树,「不想被成那种大人的话,就干活吧」 红,「咱可想成为那种大人了呢」 和树,「啊——受够了,都给红树了什么坏榜样!老爸你们也给我干活!」 薰,「别吼啊……脑子里嗡嗡的」 阿知华,「算了。随这两个醉鬼去吧」 阿知华一边默不作声地打扫一边斜视着两个不肯干活的大人。 从那张阴郁的脸上真看不出她是个认真的家伙。 红,「兄长ー、好困ー。帮我盖被子~」 和树,「……要是阿知华是我妹妹就好了(小声)」 红,「!?兄、兄长、你刚刚说什么……」 和树,「比起现在的妹妹,要是阿知华才是妹妹就好了……」 红,「好过分啊!兄长好过分啊!!赶快撤回你刚刚的发言」 和树,「但是啊……」 刚刚还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可马上又起死回生了一般站了起来 红,「看吧,兄长!还是咱……」 把头发往后面一甩,似乎在展示自己的女人味一样华丽地转了个圈。 红,「……呐?还是咱比较好吧?」 和树,「你指什么」 红,「咱更可爱吧」 自己说出这种话……。 红,「咱可弱不禁风的。比笔重的东西咱可不想拿」 和树,「那算官腔吗?」 红,「怎么说呢,其实咱是义理的妹妹!」 和树,「连血缘都否定了吗!?」 巡,「你们两个在吵什么啊」 红,「姐上~!兄长他、兄长他~」 红,「说想要阿知华做他妹妹……!」 巡,「嚯?」 和树,「等……」 ;◆効果音(落下音:どさっ) 背后有动静。 是在收拾途中凝固了的阿知华把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阿知华,「…………你说什么蠢话?」 和树,「这、这是误会啊!」 巡,「连比自己年长的都想收为妹妹……真是强烈的欲望,你……啊,不会还盯上我了吧……」 越否定越像笨蛋,我索性把头别了过去。 和树,「……比起这对活宝一样的姐妹,还是跟阿知华在一起生活比较清净」 阿知华,「……你的心情我倒是能理解。但是每天在一起可有点」 阿知华,「话说,和树。你还真见外呢」 阿知华就像是兄弟一样搂住了我的肩膀。 阿知华,「很早之前,我就把你当做我的老弟一样看待了」 和树,「……大哥」 阿知华,「好歹叫姐姐啊!」 里沙,「姐姐可是我的~~!!!」 红,「兄长的妹妹只有咱~~!!」 红,「是只属于咱的玩具~~!!」 ;>>↑ルビ『兄者(おもちゃ)』読む時も『おもちゃ』と発音 和树,「刚刚兄长的读音有点奇怪吧!?」 我和阿知华又被戏耍了。 阿知华,「啊——烦死了。里沙、红、干脆你们俩当姐妹算了」 里沙&红,「「……跟这家伙?」」 异口同声。 ;◆背景(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 已经收拾干净,只剩下回家了。 巡,「啊~……真是筋疲力尽啊,就像是祭奠过后一样」 和树,「还真是啊」 红,「明天真不想去学校啊」 里沙,「我还想再闹个一星期左右」 俊彦,「喂,小鬼们,偷懒可不行哦」 和树,「唉——」 俊彦,「我也累得动都不想动了,明天关掉店子休息一天吧」 幸子,「我也暂时不做家务算了」 薰,「机会!带薪机会!」 红,「大人真诈!所以说大人都」 巡,「那么,我也偶尔让你休息一下吧。作为女性努力的的自己」 和树,「作为女性的老姐什么时候努力过?」 红,「呼哇……今天好困,回家洗洗睡吧」 和树,「我在问作为女性的你啊」 里沙,「姐姐呢!?逃课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 阿知华,「笨蛋。什么叫休息啊。在名为人生的这条漫长的旅途上,根本就没有休息的余韵」 ;◆効果音(お経音:ちーん) …………………… 巡,「看到了吗?那长『我讲了很了不起的话』的脸」 阿知华,「吵、吵死啦!你不随我」 红,「明明只是个在正轨上放弃了的不良」 阿知华,「呜咕……!呜啊啊啊啊啊果然刚刚不该说的!给我忘掉!!」 幸子,「大家ー,差不多该回去了ー」 欢乐的赏花活动终于是告一段落了。 里沙有些恋恋不舍地提起了包裹。 里沙,「那么,我也回去算了」 阿知华,「哦」 里沙,「今天我玩得很开心。姐姐」 和树,「再见了」 里沙,「…………」 金发盯着我这边。 和树,「干、干嘛?」 里沙,「来一下」 她煞有介事地用手搂住我的脖子把我拉了过去。 和树,「干、干什么啊,突然间……」 巡,「哦——两个人说悄悄话啊ー!?」 红,「告白!告白!」 离开家人们一段距离后,金发站在我的正面看着我 里沙,「你,没有女盆友吧?」 和树,「呃……」 里沙,「今天跟你度过一天后……我已经知道你不是瞄准姐姐的了。只是呢……」 里沙,「我的事情……那个,你还是放弃吧……」 …………。 和树,「…………哈?」 里沙,「你今天一整天都在用想把我全身都舔一遍的目光看着我呢,那种事……我想我做不到的」 和树,「等一下」 里沙,「很明显你把我和其它女生区别对待了呢……」 和树,「那是因为只有你不是家人!」 里沙,「抱歉了……我无法回应你的心情……对不起?」 和树,「听别人说话啊!」 为什么是怜悯的视线。 还抚摸着我的肩膀安慰我。 我连白都没告过,却被甩了……? 正在我由于意义不明而脑袋无法好好运转的时候 里沙,「不过呢,要是做我的舍弟的话……说不定可以试试」 和树,「你在说什么呢。别脸红啊」 里沙,「只是那样。的话」 留下一副有点开心的表情,里沙跑开了。 还边跑边跳呢……算了…… 就像是被男孩子告白了的女生一样高兴。 我不禁叹了口气。 和树,「……到最后还是让我搞不明白的家伙……」 不过,待在一起不会觉得无聊。 红,「……被.发.卡.啦?」 不知道什么时候红跟在了我的身后。 难道说,她听到了刚才的……? 不不不,就算听到了也没有问题吧。 完完全全是里沙会错意了。 巡,「呵呵呵,怎么样,阿知华?寿小姐会被和树君偷走的哦?」 阿知华,「我可没有在意……那家伙说不定会后悔的」 和树,「不对,那个,误会啊……呐、听我说啊?」 红,「被发卡了兄长还真可爱啊~。好好,在妹妹的胸部哭泣也没关系的哦~」 这群家伙才不会管什么真相。 只要有戏弄别人的neta就够了…… 和树,「所以说,不是那样的!那种性格的女生才不是我的菜!!」 红,「只看中了身体吗!?原来是只以身体为目标的吗!?」 阿知华,「魂淡……要是把里沙弄哭了我可饶不了你」 再怎么解释也没有了。 结果,大家都认定我对里沙有意思。 ;◆背景(暗転) ;◆背景(三枝家外観) ;◆背景(三枝家居間) 和树,「那,差不多要去学校了」 幸子,「好的,请慢走」 早上必须要特意早点出门。 万一错过电车了可就无法挽回的要迟到了。 巡,「和树君,等一下。等我看一下占卜再走吧」 巡,「就是将70亿人类分为十二个类型的极其傲慢的星座占卜。」 和树,「你自己去看吧……我先走了」 红,「啊啊,兄长!帮我穿穿鞋子~」 和树,「别抬起一只脚甩来甩去!内裤被看到了!」 ;◆背景(三枝家外観) 我无视掉从早上就吵得不行的姐妹们走掉了。 要是等那两个人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门。 ;◆背景(通学路) 巡,「和树君!扔下姐姐我一个人先走,好过分呐!」 红,「兄长ー!你把要还给朋友的小黄本落下了~~!」 啊——真是的…… ;◆背景(暗転) ;◆背景(電車) 最后还是要与红跟老姐一起搭电车。 我们尽可能地占据靠近门的位置,催促着后面上来的人往里走。 如果在乘客少的现在不这么做的话,等到了最接近学校的那一站时,下车会变得非常麻烦。 考虑着这些事的时候电车已经停在了下一站,又有一波新乘客挤了上来。 和树,「啊……」 碧里,「啊,三枝前辈!早上好」 园原也混在那群人中。 一如既往的体育系的打招呼方式。 和树,「早啊。还真是奇遇呢」 碧里,「没错呢。平常都要晨练所以会更早一些」 晨练是指的水泳部的早晨训练吧。 这么快就适应了高中生活啊……。 碧里,「那个、三枝前辈」 和树,「嗯?」 碧里,「可以的话,能一起上学吗?」 和树,「……哦、哦!当然可以!」 突然被女孩子邀请,不由自主地扩大了音量。 红,「切,一大早就响男人抛媚眼……」 碧里,「什么啊,那种说法……红也早啊」 巡,「呀啊。早啊园原同学」 碧里,「是!早上好,姐姐」 红,「切,向长辈的献媚……」 碧里,「这是当然的吧!人家是前辈啊!」 碧里,「红也要对长辈多一点尊重啊」 红,「哼,才不知道那种事情」 总觉得,很自然的就和园原一起上学了。 我一个人的话,铁定无法将气氛炒得这么热的吧……。 姐妹们偶尔会起作用呢。 ;◆背景(暗転) ;◆背景(電車) 加上园原,四个人聊了一阵子之后,我们扯到了最近的校园生活。 因为除了老姐之外对我们来说都是新天地,所以总有话题可寻。 碧里,「我过着以水泳部为中心的生活。大概每天都要训练的那种感觉」 和树,「诶,青春啊」 红,「看来是与情爱的性春无缘啊」 碧里,「呜啊,那是什么老爹级的噱头?而且我也不想被红这么说」 红,「闭嘴!游泳什么的根本没有半点意义!」 碧里,「什!?你说没有意义是什么意思啊」 真是的,一放任这两个人马上就会吵架……。 红,「在深山里被熊袭击的时候游泳有个屁用!」 碧里,「那举的是什么蠢例子!?那种情况下谁都一样好不好」 碧里,「你的意思是棒球部的就能战胜熊吗?」 红,「啪擦——第一球……扔远点儿!?从怀中取出猎枪射击!比赛开始!!进击巨熊学园!」 和树,「那是什么比赛!?」 巡,「接下来是对英雄的采访。如何,击毙了九个对手的感想」 红,「一直旷掉棒球课练枪的行为终于收到成果了!下次就是在甲子园……以人为目标来练练我们的枪法!」 巡,「那行不通吧。来年见」 碧里,「……………………」 和树,「……………………」 和树,「…………园原很早以前就开始游泳了吧」 无视那对活宝。 不找机会和园原说话可就亏大了。 碧里,「啊,是。我除了游泳就没有擅长的事了」 碧里,「那个笨蛋说游泳没有意义,其实游泳可是很厉害的运动哦」 和树,「诶,比如说?」 碧里,「太厉害了……每天都可以随意进泳池哦!」 和树,「小学生吗!」 红,「然后在泳池里随意尿尿」 碧里,「怎么可能啊!」 红,「是吗?兄长是过来人吧?那种坦率地享受背德感的行为」 和树,「我可没有那种经历」 巡,「从常识上是不可能的。那不是文明人干的事」 碧里,「太差劲了,你难道干过那种事?」 红,「咱咱咱、咱可没有干过!!」 红,「我也只是听别人说的……那,那种事……现实中不可能会做的吧……」 碧里,「那就不要说奇怪的事,真是的……」 …………真的没做过吗? 碧里,「红的事先放一边,总之游泳是很好的。在水中快速地游泳可是很舒服的哦」 和树,「可能吧」 还可以充分的享受女孩子的泳装。 巡,「可以随意看女生的泳装也是个好处呢」 碧里,「啊哈哈,姐姐你在说什么呢。那不是变态吗」 和树,「没错啊,就是变态」 和树,「恬不知耻」 巡,「……绝对心里是同意我的」 红,「呼,就算游得再快,还是有鞭长莫及的地方吧」 和树,「又在用莫名其妙的词句了……」 红,「游泳的速度根本就没什么用吧。要是有孩子在海里溺水了,汝又能做什么」 和树,「我说,游泳和营救是不同的吧。别说这些园原做不到的事情」 碧里,「~~!做、做得到!我会救他的!」 红,「嚯、真的吗。就算是在鲨鱼们游来游去的海里?」 和树,「那不是鲨鱼区吗!小孩子为什么要去那里游泳!」 碧里,「会救的!因为我很擅长Butterfly」 对鲨鱼有什么用啊…… 红,「汝能做到吗。首先,那个小孩子已经被鲨鱼吞到肚子里去了」 为时已晚啦! 碧里,「我会打倒它的!用必杀自由泳轰炸!!」 和树,「那是打击技吗!?」 巡,「说明一下。自由泳轰炸就是由『捕鲨用打击柔道法』发展而来的」 和树,「都有解说啦?技能的形式已经不单单只是抓住而已了」 巡,「当然鲨鱼会死」 效果过于明显。 巡,「社会性死亡」 和树,「……社会性是指?」 巡,「你啊,明明是条鲨鱼却被人类给扁了!成何体统!会被五湖四海的兄弟们笑话的!也难怪你是小妾生的」(莫名想到了三太子) ;>>↑読み 妾の子(めかけのこ) 和树,「还真是乱七八糟的家庭关系啊。鲨鱼的话题就先扔开吧」 和树,「总而言之……园原过着充实的每一天吗」 碧里,「是。朋友增加了每天都很开心」 和树,「是吗。关系处理得不错呢……那,红呢?」 红,「哦哦!?」 那是什么反应…… 和树,「红最近怎么样」 红,「怎,怎怎怎怎怎怎么样……?」 和树,「跟同学的关系处理得圆滑吗」 红,「当、当然啦!咱又可爱又有个性,人气已经爆棚啦」 和树,「是吗。那肯定也有很多朋友吧,太好了」 红,「呼,哼!兄长担心的事情,完全不存在!欧吼吼吼吼……」 碧里,「………………」 在僵硬地笑着的红旁边,园原的表情有些微妙。 和树,「……啊,不好意思,让你听到了一下难以启齿的话」 碧里,「(不,不是的三枝前辈)」 园原小声地向我耳语着。 碧里,「(红也并不是没有朋友……怎么说呢)」 碧里,「(红也打算好好的处理人际关系的……可惜捞空了)」 碧里,「(同学们对于怎么和红相处都感到困惑)」 碧里,「(也不是讨厌她,我认为完全是出于好意的……)」 碧里,「(只是微妙的有些性格不和罢了……好像她本人也很在意的样子)」 听起来……还真是复杂的情况呢。 红,「乃们在那里偷偷摸摸说什么呢!朋友什么有的有的,扔都扔不完」 和树,「诶、诶……」 红,「最近我都对朋友们的关怀腻到反感了,干脆中午就一个人吃饭了」 怎么说呢……看着这家伙的虚张声势,我都悲伤起来了。 红,「在男生女生中都很有人气,如同学园偶像般的存在。将来打算嫁个老实人」 和树,「那爱情喜剧中的女主一样的设定是怎么回事」 红,「有人气到都准备发售首张CD了」 和树,「喂,好像一发不可收拾了……谁来把她的开关关掉」 巡,「看起来很有趣,让她继续吧」 和树,「……那就来首歌吧」 红,「……抱歉,首张CD是假的。来邀约的是AV公司」 和树,「你是怎么堕落的!?」 再继续这个话题也只是给红的伤口撒盐罢了。 巡,「那,下次去红的班级看一看吧?」 红,「呃」 咱家老姐可是抖S啊。 巡,「是有人气的人吧~?那就给我介绍点朋友啊」 红,「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说到底朋友是什么?」 红,「朋友的定义好难啊」 还真是露骨的掩饰啊。 巡,「就是普通的关系好吧。就像我跟和树君一样」 家人的羁绊被否定了!? 和树,「就像你和园原的关系」 红&碧里,「才不是朋友」 ;[红]「友達じゃないわい」 ;#vo 005_碧里 碧里,「不是朋友」 ;>>红、碧里台詞同時に 不约而同。 红,「大体上,朋友关系本身就是这种飘忽不定的东西吧」 红,「有时候咱认为是朋友,而对方却不这么认为……」 面对这过于沉重的心理创伤,大家默默闭上了嘴 红,「还以为会是朋友,结果被告白了……」 和树,「搞什么,原来是这样啊。“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艹我”」 红,「这么突然当然会动摇啦!是荠菜(一种开白花的草,类似百合)啦,呆子!」 和树,「原来都是女的啊!?」 红,「……大家也有这种经历吧?」 碧里,「呃、谁、谁知道呢……」 红,「还很频繁。每个月两次」 太多了。每个月两次多过头了。 咱家的妹妹依然在各种方面都出人意料呢……。 和树,「即使是这样的妹妹,园原还愿意一直和她做朋友呢」 红,「咱才不需要什么朋友!!有兄长就够了!!!」 巡,「我我,我也在啊」 红,「兄长你要对咱负责!周末要带咱出去玩!」 巡,「周末姐姐也闲着啊」 和树,「红,你这家伙啊……以后到底要怎么办啊」 碧里,「交个男朋友什么的,也会变得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吧……」 红,「不需要,兄长就是我男朋友!」 和树,「唉唉唉!!?!」 妹妹成为现充的路还长着呢。 和树,「老姐你朋友很多的吧。也教教她如何与人相处吧」 巡,「嗯,但朋友并不是靠意识交到的啊……不知不觉就在旁边了?」 红,「不、不知不觉中旁边的阴影中就多了个用奇怪的视线盯着咱的人的时候呢……」 和树,「那种时候就赶快给我跑到附近的条子窝里去!!」 巡,「嘛,态度不要飞扬跋扈,也不要太肆意妄为,总之自然点去接触别人」 巡,「这样下去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合适的人就会出现」 巡,「回过神来时不管是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都有一大堆了」 碧里,「姐姐你,有男性的朋友吗?」 巡,「呵呵,算吧」 碧里,「诶,姐姐真厉害呢」 巡,「每天都会有男生来邀请我呢。一起去买本子啊,去打业余棒球啊。有人气的女人真是忙呢」 那已经没把你当女性了吧? 碧里,「总,总之红以后要努力了呢……对了对了,三枝前辈过得怎么样。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吗?」 和树,「啊啊,还算不错。认识的人也增加了」 虽然找个女朋友这个目标毫无进展。 但在后辈面前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碧里,「话说回来,三枝前辈,打算参加部团吗?」 和树,「不不……从来没想过」 在之前的学校我就没有加入任何部团。 而且我对二年级加入部团有些抗拒。 碧里,「那真是太浪费了,难得的校园生活,应该尽量去体验各种各样的事情啊」 碧里,「对了,水泳部怎么样?」 和树,「水泳部,呢」 说起来水泳部就是园原所属的部团啊。 跟她一起参加部团活动也不错呢。 泳装的园原……就是给艰苦的训练添上清爽与甘甜的清凉剂。 嗯……这个不错。 碧里,「我校的男子水泳部,练习虽然苛刻但可是非常强大的哦,努力的话还可能出席大赛哦?」 原来水泳部是分为男子组和女子组的啊。 这样的话就和园原是不同的部团了…… 和树,「不不,请不要这样。现在让我这个初心者加入也跟不上进度啊」 那就连泳装女生也没了。 碧里,「别说这种话嘛,一起流青春的汗水吧!!」 真体育系啊,园原。 碧里,「夏天可以去海边集训哦!」 和树,「海吗……不错呢」 碧里,「每天都要连续远泳,充实的练习哦」 好不容易去趟海边,却要游泳游个半死吗…… 碧里,「前辈的体型,真适合游泳呢」 和树,「是、是吗……」 园原盯着我的身体打量,从上至下评定似的观察着。 碧里,「好像意外的有肌肉……让我摸摸」 然后,在我身上抚摸了起来。 和树,「啊呼」 碧里,「啊,非常结实呢,前辈。果然适合游泳」 和树,「等、等、等一下……哈嗯」 碧里,「别再发出奇怪的呻吟了」 这是没办法的吧。 被年轻的女性,在身上到处乱摸…… 碧里,「怎么样,水泳部,要一起来吗」 和树,「不~……」 不妙,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一点点地强拉进去的……。 红,「姆~~…………」 红,「哦哦真可怕!?这个妹子竟然在电车里公然进行痴汉行为?」 ;>>↑読み 娘(むすめ) 碧里,「哈!?你说谁痴汉!?」 和树,「等!?园原,那么大声的话……」 园原的声音已经穿透了整节车厢,因此我们成了视线的众矢之的。 而且是这么敏感的词汇,周围的乘客马上议论纷纷了。 乘客A,「痴汉?」 乘客B,「刚刚说了痴汉吧,那孩子?」 乘客C,「痴汉?那个男的摸了那个女孩子吗?」 碧里,「啊……啊啊……」 碧里,「搞错了!是我摸了他!!!」 和树,「等一下,园原!?」 为了解开我的误会园原慌忙地说着,结果却…… 乘客D,「呃?怎么回事?」 乘客E,「女孩子才是痴汉吗?」 碧里,「哇哇、啊……」 啊啊……催生了更深的误解…… 碧里,「不,不是痴汉!……确实是摸了……但并不是痴汉——!!!」 红,「……哼,活该」 ;◆背景(暗転) 误解解开之后园原又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一直到学校都没有再开过口了。 最后,与痴汉骚动一起对我的劝诱也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大清早的就感觉好累啊……。 ;◆背景(空)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背景(教室) 恭次郎,「啊ー结束了结束了」 放学了,坐在旁边的恭次郎一下课就向我搭话了。 恭次郎,「和树,今天有空吗?去哪里玩玩吧?」 和树,「啊~~……」 怎么办呢。 最近一下课就跟恭次郎在街上瞎逛。(这里的瞎逛作者用的是“つるむ”,译者顺带一提,这个词还可以写作“交尾む”……) 虽然这样也不坏,不过要把这么多宝贵的自由时间浪费在男性朋友上…… 樱,「小千乃,一起回家吧」 千乃,「今天去哪儿逛逛呢?」 樱,「其实呢……」 就在我们后面,千乃和樱很要好地黏在一起。 原来这两个人放学后也闲着。 等等,幸福不就在眼前吗? 我满怀期待地像俩人搭话了。 和树,「呐,两位同学」 千乃,「嗯?啊啊,和君」 和树,「你们现在有空吗?」 千乃,「嗯。正在讨论接下来要去哪儿呢」 千乃,「难道说,你也想来吗?」 和树,「啊啊,务必」 恭次郎,「嘿嘿,我也要我也要」 千乃,「恭次郎君也要来?」 明明是我搭的话,恭次郎这家伙,见缝插针啊。 千乃,「啊哈哈~,我倒是同意。小樱,今天要四个人一起去玩吗?」 樱,「呃?啊啊,那个……」 与笑着接受我们的千乃不同,玉森好像有些不乐意似的。 千乃,「有什么难堪的事情吗?」 樱,「嗯……小千乃,过来一下?」 说着玉森把千乃叫了过去偷偷摸摸地耳语着。 千乃,「啊啊~……这样啊~……」 和树,「怎么会事?」 千乃,「抱歉了,和君,恭次郎君。今天不能奉陪了」 恭次郎,「哎哎,为什么~」 千乃,「嗯……小樱她啊,现在穿着的胸罩勒得有些紧了,所以想去买些新的」 千乃,「残念啊,不能跟男孩子一起去~」 和树,「嚯……」 恭次郎,「那可真是……」 樱,「等——,小千乃!?说出来的话就没有耳语的意义了啊~~!!」 千乃,「对哦,抱歉~」 樱,「呜呜呜……」 ;▼-D 胸アップ?立ち絵の位置調整でずれる場合あり 就在俩人的旁边,我的视线很自然地被玉森的胸部吸了过去。 现在还在成长的那里…… 恭次郎,「是啊……还在膨胀呢,梦想与希望与胸部与那个……」 樱,「!!?」 和树,「蠢货!」 樱,「小千乃!快点!!快点走吧!!!」 千乃,「哎哎!?等、等一下~」 玉森把书包塞给了千乃,朝着教室外面跑掉了。 千乃,「再见了~♪和君,恭次郎君~」 樱,「再再、再见了!!」 俩人一溜烟跑得没影儿了。 只留下我和恭次郎。 和树,「你啊……为什么要做多余的事情啊」 恭次郎,「不像你那么闷骚,我可是外向型的」 和树,「不不,这是细不细腻的问题……」 结果,今天也是只有两个寂寞男人的放学后吗。 和树,「哈……那,我们也找个地方乐乐吧?」 恭次郎,「嗯……啊啊,没错呢。那总之先……」 恭次郎,「去厕所吧?」 ;>>↑フォント大きく 和树,「你想干什么?」 ;>>↑フォント大きく 恭次郎,「用卫生纸抹去那不断膨胀的纯白的梦之碎片!!」 和树,「别说的那么绚丽!」 恭次郎,「那,我们到底去干什么呢?…………啊,对了!!」 恭次郎,「尾行!!我们尾行那两个人吧!!!」 ;>>↑フォント大きく 和树,「给我冷静一点!!」 不知为何这家伙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两个人依然边闹边讨论着目的地 男学生,「……我知道了,今天就从现在开始吧。我当然也会策马拜上」 男学生2,「哎呀,怎么能把我忘了呢。既然你们去的话,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辞啊」 一群男生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在商量着什么。 和树,「嗯?你们接下来也要去玩吗?」 听到我这样问,一个男生就像是看见了小学生一样对我嗤之以鼻。 男学生,「才不是去玩,才不是去玩啊,这可是……」 男学生2,「认真的」 和树,「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好像很有意思啊。我们也跟过来吧」 男学生,「呼……你们也要来吗?向着我们崇高的顶点」 男学生2,「等等,我记得这两个家伙……」 男学生2,「你们好像是有姐姐或妹妹的吧?」 和树,「啊啊。确实有……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男生重重地叹了口气。 男学生2,「对你们来说还是太早了」 男学生,「不不,比起太早了,倒不如说你们没那个素质。真是可怜啊」 和树,「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们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男学生2,「工殿……啊」 男学生,「工口の殿堂……简称工殿!」 男学生2,「跟你们说明一下吧。工口の殿堂就是出售工口书、工口DVD、机巧少女之类涉及多方面,男性专用的巨型贩卖店」 男学生,「然后每月的第二个星期二……近亲物打九折啊!」 男学生,「执拗的诱惑着弟弟的巨乳姐姐什么的,保护最爱欧尼酱的妹妹们,对快感歌功颂德的计划」 只是去买工口物啊。 和树,「近亲物有点……」 恭次郎,「啊啊,每天都要看自己的姐姐或妹妹,那种系的还是有点」 木村,「哼哼……不会明白的,你们这群魂淡是不会明白的!就让我来手把手教教你们什么是真正的近亲相奸!!」 男学生,「出现啦!木村!『艹妈孝子』の木村!」 和树,「那个外号可以让他遗臭万年了吧」 男学生2,「听说最近改成了『SISTER FUCKER(艹妹狂魔)木村』」 那种事怎样都好吧…… 木村,「你们这群魂淡是无法理解的,近亲相奸的好处……」 和树,「我并不想知道」 木村,「说实话,我也是有个实妹的」 恭次郎,「什……!你说啥!?你,家里有个实妹,还要买妹物的工口撸吗……!?」 恭次郎,「难、难以置信……这家伙简直禽兽不如啊」 木村,「哼哼。而且我妹妹是茶发的Gal系。已经十年没有开口跟我说过话了」 恭次郎,「Gal系啊,这是要把我榨干啊……」 和树,「我靠,十年没对你开过口,看来是在了不得的幼齿年龄就被讨厌了啊」 木村,「嘛,关系变差的原因是,我用妹妹的内裤泡茶喝的事情被发现了」 和树,「完全是你的错啊。妹妹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木村,「被实妹叫做变态的我,只能向虚构的妹妹渴求了。虚构的妹妹可好了呢,就算故意去偷看她洗澡反而能立FLAG」 男学生,「这对我们这些连接近女孩子都做不到的害羞的家伙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啊」 男学生2,「去偷窥妹妹自慰,再趁势强迫她和自己做爱这种剧情也是标配啊」 木村,「啊啊。顺带一提,在现实中偷窥什么的被发现了可是要开家庭会议的。会被爸妈骂的」 你在现实中试过吗? 和树,「不过果然还是有些抗拒呢」 木村,「这样啊……那就不勉强你了。既然你们没有近亲的素质,那在家总也得看点熟女物的AV之类的吧」 男学生2,「那我们就出发吧……向着工殿」 男生们迅速离开了教室。 和树,「总觉得……」 男人们三五成群地去工口殿淘东西的场景勾起了我的哀愁。 恭次郎,「真是的……在我们做这种事情的时候,玉森的胸部还在不断进化啊」 和树,「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 和树,「……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恭次郎,「啊啊,总之先出校门吧……」 ;◆効果音(携帯電話着信音) 这是,恭次郎的手机响了。 恭次郎,「抱歉,和树,我接个电话……」 恭次郎,「喂喂喂……什么,妈妈」 看来是老妈打来的呢。 恭次郎,「嗯嗯……没错…………」 恭次郎,「诶——Two Piece销量那么好啊」 转到漫画的话题上了。朋友吗。 恭次郎,「唉——,真的吗……」 不知为何恭次郎脸上写满了诧异。 是被什么麻烦事缠上了吗。 恭次郎,「温室效应再这么持续下去的话地球可不妙了……我们的子孙要怎么办啊」 都牵涉到环境问题了! 恭次郎,「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好好转告的……那再见」 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挂断了电话。 恭次郎,「抱歉,有事要做了。要花一点点时间,一起来吗?」 和树,「啊啊,什么事?」 恭次郎,「去一趟泳池……」 和树,「泳池?」 恭次郎,「有事要转告给姐姐」 和树,「原来如此……」 和树,「好,那就…………我要上了哦!!」 恭次郎,「你那跟热血系男主一样的劲头是怎么回事!?…………哈,难道」 和树,「水泳部女生,的泳装姿态……」 上次去泳池的时候,并没有机会干那种事。 仔细想想的话,以有事为借口欣赏水泳部还真是令人激动啊。 恭次郎,「真是的……我倒是丝毫没有兴趣。姐姐的泳装什么的……」 和树,「此言差矣!这难道不是个机会吗?」 恭次郎,「哈?什么机会??」 和树,「我觉得这是为了让你察觉到姐姐神秘的部分的天赐良机啊」 恭次郎,「我说你,别被刚才那个变态给感化了啊!明摆着做不到啊!那可是姐姐!?」 和树,「施主……你遗忘了」 我拍着恭次郎的肩对他进行教化。 和树,「与苍木学姐初次邂逅之时,胸中的那份鼓动……」 和树,「如果那份火热的情感再次苏醒……再次用那种眼神审视苍木学姐」 和树,「家庭这个渺小的庭院,就会变成美好的天堂……」 恭次郎,「天……堂……」 恭次郎仰天长啸 恭次郎,「……哈哈,忘了……我竟然忘了……」 恭次郎,「你听我说,和树……」 恭次郎,「当我第一次听说我将有个姐姐的时候……虽然很害羞,但我还是期待着……」 恭次郎,「义理的,再加上是个美女,那种漫画一样的情节……就算只是尝到百分之一……」 恭次郎,「我,要重新夺回来……重新开始」 我推开教室门,先走了出去。 和树,「会成功的。我们走……」 和树,「今天就姑且,用视线好好强暴你的姐姐一回吧」 恭次郎,「和树……」 我们迈着稳健的步伐,昂首挺胸地向泳池进发了。 …………………… 恭次郎,「……话说回来,你这是在煽动别人乱伦,自己却享受着别人姐姐的泳装啊!?」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一行进到泳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恭次郎,「哦哦……女生全是泳装」 当了个然。 这里可是女子水泳部的练习场地,放眼望去全是泳装少女。 虽然跟上次来的时候是一样的盛景, 但果然心情不同看到的景色也不同啊……现在感觉神清气爽。 和树,「大家游得真努力呢」 恭次郎,「是啊……这就是青春吧」 和树,「还有,我们穿着校服,而女生们都穿着泳装,这种状况还真是……」 恭次郎,「我知道。我很明白」 话说泳装的杀伤力还真大啊。 虽然很清楚那只不过是露出度比较高,紧贴着肌肤的黑色轮廓罢了。 没想到一粘上水,就会发出这么具有诱惑力的工口气息。 恭次郎,「我们赶快去办正事吧。老是赖在这里看个不停可是会被当做来偷窥的变态的」 和树,「……等一下!」 恭次郎,「嗯?怎么啦,突然一副认真的表情?」 和树,「恭次郎,那个呢……」 和树,「……我,现在,第一次,感到能和你做朋友真是太好了」 恭次郎,「为什么是现在?!」 和树,「托你的福,我感到能被生下来真是太好了」 恭次郎,「看次泳装人生观就改变了吗!?」 这在男校可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光景啊。 原来学校是这么有爱的地方啊……。 和树,「下次也拜托了」 恭次郎,「与我在一起的价值,难不成只有泳装吗?」 …………………… 傻话到此为止,在恭次郎寻找苍木学姐对我时候,我还在不断眺望着女子水泳部的练习。 和树,「……啊」 泳池边上的一处留住了我的视线。 ;>>碧里立ち絵(水着)表示 和树,「(啊咧,那不是园原吗……)」 好像是在练习中,现在正在往水里跳。 说起来园原也是水泳部的呢。 我想起了这条信息, 和树,「……」 妹妹的朋友的泳装,牢牢地把我吸引了。 一脸认真地进行着部团活动的园原。 那个身体在带有一丝少女的稚嫩的同时,还拥有运动员一样的柔韧性。 可爱与优美毫不保留地绽放着,使我沉迷其中…………话说回来 园原像是要开诚布公一般向前弯下腰,从臀部蔓延到脚底的性感曲线暴露无遗,将我的视线钉在了她的身上。 我也很自然地向前弯下腰……不行不行,这样是不是太贪婪了啊…… 就算再怎么以泳装为目的,但对妹妹的朋友用那种充满了性欲的目光…… 说到底,我在用邪恶的视线猥亵认真的后辈…… 虽然拼命的克制过了 和树,「…………」 果然还是无法将视线挪开 女子,「我说你们两个」 身后传来了声音。 大概是我们的长辈吧……女子水泳部的一名成员,正在死死地瞪着我们。 从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警戒心这点可以看出,恐怕…… 被当做偷窥了! 女子,「部外者可是禁止入内的」 恭次郎,「不,并不是这样」 堂堂正正地回答。 女子,「难道是偷窥……」 恭次郎,「我是……水泳部部长,苍木夏芽的弟弟,恭次郎」 恭次郎,「……所以不算偷窥」 说明不够啊。 女子,「但你们一直对女子部员盯着看个不停……」 恭次郎,「的确是看了。盯着看。但是我是部长的弟弟,恭次郎――」 恭次郎,「――所以和偷窥有些不同」 女子,「快来人啊!有奇怪的人进来了!」 和树,「你给我好好说明啊!你是来干什么的」 恭次郎,「被年长的女性威吓,一紧张脑子里就一片浆糊了……」 真是个窝囊废。 夏芽,「那边,在吵什么呢。现在可是训练中」 恭次郎,「姐、姐姐……!」 苍木学姐一脸严肃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愧是苍木学姐,就算重新审视一边……依然是好得过分的身材。 有这么漂亮的姐姐,就算再怎么是家人,恭次郎也…… 我朝恭次郎瞟了过去, 双脚嘎嗒嘎嗒地发着抖。 恭次郎,「对、对对对对对对不起,姐姐!!?」 啊,没救了。 一张本子被老妈发现了的脸。 用视线强暴姐姐什么的,等下辈子吧。 夏芽,「恭次郎。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明一下」 恭次郎,「哈,嗨!!对、对不起、我、我偷窥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承认你妹啊!? 和树,「你不是有事要告诉苍木学姐吗!?」 夏芽,「告诉我?」 ;◆背景(暗転) …………… ;◆背景(プール) 我代替恭次郎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苍木学姐叹了口气。 夏芽,「真笨啊。这种事就早点说啊」 恭次郎,「抱歉,不由自主的就看泳装少女看得入迷了……」 这家伙,一到姐姐面前就什么话都吐出来了。 和树,「我倒觉得是比起泳装,大家游泳的技术还真高超啊」 恭次郎,「背叛吗!」 夏芽,「巡的弟弟君啊,你也别奉承我了」 和树,「对不起……」 夏芽,「……恭次郎,那妈妈是有什么事?」 恭次郎,「她会晚点回来,让我们俩自己解决晚饭」 夏芽,「啊啦,怎么没告诉我呢?」 恭次郎,「因为你有部团活动,估计会接不到电话」 夏芽,「啊啊,手机扔在更衣室了呢……」 姐弟间的对话总算是顺利进行了。 夏芽,「之后你们准备去干什么?」 恭次郎,「啊啊,本打算出去哪里玩一下的?」 夏芽,「是吗……那,恭次郎。回去的时候买便当做晚饭吧,顺便帮我买一份」 恭次郎,「唉唉,我吗!?姐姐你不准备吗……」 夏芽,「谁准备都是一样的吧。而且闲着的人准备更有效率」 恭次郎,「但是,我没那份钱啊」 夏芽,「你有钱玩吧?买饭用掉的部分,等妈妈回来了找她要吧」 恭次郎,「呜咕……」 真不愧是苍木学姐,不给恭次郎留半条活路。 夏芽,「弟弟君也是」 和树,「……哎?啊,是!」 夏芽,「老是跟恭次郎厮混,不要再这样浪费时间了哦」 和树,「对、对不起……」 虽然没什么缘由我也被骂了。 如果在这里逗留的话,学姐的说教肯定还会继续。 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和树,「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碧里,「啊,三枝前辈!」 和树,「哦哦、园原」 刚刚还游得正起劲的啊,是察觉到了这边的骚动吗。 碧里,「三枝前辈,你是打算加入水泳部了吗?」 碧里满怀期待地看着我同时握住了我的手。 由于刚刚从泳池里爬上来,湿润的手有点冰凉但是让人感觉很舒服。 夏芽,「园原,现在是训练中哦!」 碧里,「对、对不起,队长!!」 被苍木学姐训斥了的园原啪地松开了手,然后深深地鞠躬道歉。 夏芽,「谁允许你随便停止练习的!?」 碧里,「对不起!!立刻回去!」 苍木学姐对园原的态度,比我们要严厉得多。 真是名不虚传的运动部啊,严格的上下关系。 夏芽,「那么,怎么回事?认识他吗?」 碧里,「是,朋友,也可以说是熟人的哥哥……」 夏芽,「呼。话说回来,加入水泳部是指什么?」 碧里,「是,今天早上跟三枝前辈聊了加入水泳部的事」 夏芽,「哎呀,难道说弟弟君,是来参观学习的吗?」 苍木前辈的表情突然开朗了。 夏芽,「这样的话我帮你跟橘真琴打个招呼?」 和树,「呃、不、不用了……」 碧里,「参观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怎么样?三枝前辈?」 这下可真的会被拉入部的。 和树,「我再考虑考虑,那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了!!」 碧里,「啊,前辈……」 慌忙地拉着恭次郎准备逃离现场。 夏芽,「等一下」 夏芽,「恭次郎!星期六的事,你没有忘记吧」 恭次郎,「嗯……啊啊,我记着呢!」 夏芽,「那就好。拜托你了!」 最后还是拉拉扯扯地离开了泳池。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与恭次郎慢悠悠地走着。 和树,「苍木学姐还真是……各种方面上都很厉害啊」 恭次郎,「……哈啊」 不妙,恭次郎完全缩了下去。 恭次郎,「和树,我果然……无法把老姐当女人看待呢」 和树,「啊啊,抱歉了……硬逼着你」 恭次郎,「因为呢,就算是义理的……姐姐她,姐姐她……」 恭次郎,「可是我的家人啊」 和树,「恭次郎,你……」 漂亮地……放弃了吗?我说?? 和树,「话说,刚才的那件事。刚刚说的星期六,是指什么事?」 恭次郎,「没什么」 和树,「突然就被义理的姐姐叫出门……」 恭次郎,「啊——给我够了!起鸡皮疙瘩了!!」 ;◆背景(暗転) …………………… ;◆背景(プール)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哈」 夏芽,「园原」 碧里,「是,对不起!马上就练习――」 夏芽,「不,不是的……你就那么希望他入部吗?」 碧里,「哈,是……吧」 夏芽,「想在一起吗?」 碧里,「不不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夏芽,「就那么不合你口味吗」 碧里,「呜呜,也不是的……」 夏芽,「不过,园原的心情我还是明白的。今年入部的不论是男子部员还是女子部员都很少呢」 夏芽,「我也希望他务必入部啊……」 夏芽,「……………………」 碧里,「??队长?」 夏芽,「――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园原!赶快回去练习!」 碧里,「哈,是!!」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 第二天午休。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夏芽,「…………哈啊」 三年级的教室中,夏芽正在闷闷不乐地摆弄着手机。 巡,「呀~夏芽同学,一起吃午饭……哎、怎么啦?一副深刻的表情?」 夏芽,「唉唉,那个呢……」 巡,「夏芽同学也有烦恼啊」 夏芽,「当然的吧。你把我当做什么了……」 巡,「呐呐,跟我说说吧。说不定会有帮助哦?」 夏芽,「就算你微笑着那样说……我知道了,告诉你吧」 …………………… 巡,「原来如此……」 巡,「OK!这件事我就帮你解决吧」 夏芽,「……真的?」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室-夜) #textbox message,name 那天晚上。 刚洗完澡的我,赤裸着上身站在镜子前面 和树,「啊♂……乖♂乖♂站♂好!」 试着摆出了一个强调肌肉的POSE。 呜姆……重新审视一遍,我的身体还真是…… 和树,「作为一个男人已经非常成熟了呢……?」 就这样沉浸到错觉中去了。 虽然平常的我并不是这种猛男属性。 驱动我在意肌肉的原因多半是…… ;◆背景(白) 碧里,「三枝前辈,肌肉真不错呢!可以让我摸一下吗。再抱一下好吗!」 夏芽,「弟弟君的肌肉,还真是有看头呢……要进我的水泳部那?要跟我交往吗?」 ;◆背景(自室-夜) 有点夸张了。不过这大概是由于多数女性都这样评价我的身体的原因吧。 男人们都喜欢女人表扬自己的身体。 和树,「难道说,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的原因是……一直都穿着衣服吗?」 如果我能将这份肉体美表现出来,交女朋友什么的就是一瞬间啊…… 和树,「明天,脱个精光去上学吧……」 巡,「那种事还是算了吧。为了你的将来」 和树,「老、老姐……!?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巡,「和树君,是男人就别发出那种女人一样的尖锐叫声」 和树,「不要看!我受够了,进门前先敲门啊,笨蛋!!」 巡,「不要只遮住乳头啊,恶心死了!」 和树,「真是的……那么?什么事」 巡,「啊,你不穿衣服吗……」 和树,「有肌肉就足够了」 巡,「噗噗」 被嘲笑了。 和树,「别给我那样笑!它会受伤的!肌肉」 巡,「是是。要我帮你拍张照片吗?这么难得」 和树,「等,拍照还是算了。现在是私人时间」 巡,「受不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你被谁表扬了,马上就得意洋洋这一点还真是没变呢」 和树,「老姐,我啊……说不定马上就有女朋友了」 ;◆効果音(観客の笑い声:どっ)→■良いのが無い 巡,「……!」 ;>>巡立ち絵 笑い 巡,「诶——。有什么苗头了吗?」 和树,「你那反应还真是让人倒胃……不,并没有苗头……」 和树,「只是这样觉得」 巡,「那无从考究的自信是哪来的?」 和树,「我感觉这个肉体能行」 巡,「啊ー……男孩子就是这样的呢。只是稍微长高了些或是多了点肌肉就会莫名其妙地自信起来」 和树,「好,老姐,跟我扳手劲吧」 巡,「不不,别这样」 巡,「可是啊,因为是和树君呢。一旦被女孩子邀请什么的就以为自己听牌了」 和树,「是吗,我倒是不那么觉得」 巡,「那就来演示一下吧。我来邀请,和树君就好好接招吧」 和树,「放马过来」 巡,「三枝前辈,下次跟我一起……啜饮鲜血做黑弥撒吧?」 和树,「我、我我我我我拒绝!那还真是在恐怖的意义上听牌了!」 巡,「哦啦哦啦,跟我一起以两国的友谊为目标吧,老前辈!我想被老前辈来个绞杀!」 和树,「请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邀请我!」 巡,「普通的女孩子啊」 和树,「现在的我的话,随便问两句就OK了。反正直到晚上都闲着……」 巡,「是吗。话说,刚好有些事情。下个星期六,有时间吗」 和树,「呵呵……这么快就有女人来邀请我了吗」 巡,「呜哇,和树君原来是把实姐分为普通的女孩子那一类的啊?」 巡,「这种事随便了,现在只想问你一下星期六是不是有空。怎么样?」 和树,「空倒是有……你想干什么?」 巡,「是吗,那太好了」 边笑边说。 这种时候的姐姐,八成是在策划着什么。 和树,「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请不要把我卷到奇怪的事情中去」 巡,「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巡,「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对我,你就翘首以盼吧」 说完,老姐走出了房间。 之后,马上又听到老姐呼唤红的声音。 看来是去红的房间了。 和树,「到底想干什么……」 我赤裸着上半身,在脑海里琢磨着老姐的企图 ;◆効果音(携帯電話着信音) 手机响了。 而且是从未见过的电话号码。 总之先唯唯诺诺地按下了接听。 ???,「喂,喂喂,这么晚了真是不好意思。请问您是三枝和树先生吗?」 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女声。 说话非常的谨慎,看来是有点紧张呢。 和树,「是,我就是和树……」 ???,「是、是吗……太好了」 ???,「我是,苍木夏芽。明白吗,弟弟君?」 和树,「啊,苍木学姐!?」 苍木学姐,为什么会有我的号码!? 和树,「对、对不起!我穿下衣服……」 夏芽,「唉?衣服?什、什么意思??」 和树,「那、那个,没什么!」 夏芽,「你忙的话,待会儿再打给你吧……?」 和树,「不不不,没关系的!」 急匆匆地穿着衣服,同时还在怀疑是不是真的是苍木学姐。 从电话里传来的的确是苍木学姐的声音, 但从她现在的口气里完全找不到平时那股威风凛凛的劲儿 不知为何,听着她这弱女子一般的说话方式。 总觉得……有点可爱。 和树,「抱歉,苍木学姐,让您久等了」 夏芽,「不,我才要说对不起。突然就给你打电话……啊,电话号码我从巡那里问来的……」 苍木学姐的电话号码入手啦! 就这样毫不费力的! 老姐,真是太谢谢老姐了。能当你的弟弟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啊! 和树,「是、是这样啊。那,找我有什么事呢?」 夏芽,「唉唉、那个……我从巡那里听说,弟弟君星期六好像有时间……」 夏芽,「所以,那天……可以、吗?」 可以、吗……? 可以吗是指、哎、很可能是……。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真的!? 我、刚才、被那个漂亮的苍木学姐…… 求爱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树,「可以、当然!为了苍木学姐我会好好留空的」 夏芽,「真的?太好了……谢谢」 难道是……约会?还是说告白? 不不不,难道,一上来就…… 刚刚的气氛中绝对暗含了性的因素啊。 地点是我家吗?还是苍木学姐的,充满了女孩子香味的小屋…… 夏芽,「那,再见,星期六的下午一点」 和树,「大白天吗!?」 夏芽,「呃,没错啊……白天不行吗?」 和树,「不!不是白天可不行!不如说白天才时机成熟呢」 夏芽,「好的。接下来是地点,请到学校的泳池来」 和树,[font size=100]「泳池!?」 夏芽,「呃,泳池,讨厌吗……?」 和树,「最稀饭了!咸湿的味道!!」 夏芽,「是、是吗……太好了。那就拜托了」 和树,「我、我知道了」 一挂断电话,违和感就在胸口疾走。 迅速扒掉衣服, 这是…… 由于紧张乳头勃起了……!? 然后,之前还精神焕发的肌肉们,现在就像小动物一样颤抖着。 难道说我……胆怯了吗? 仅仅只是女性的邀请,我就屁滚尿流了吗…… 这可太不猛男了…… ;◆効果音(ノック音:こんこん) 巡,「和树君,我要进来了」 ;>>↑ドア越しなので声は小さく加工。立ち絵の表示も無しで 和树,「……啊啊,请进」 ;◆効果音(ドア音:がちゃ) 巡,「呀啊,怎么样和树君……有好事发生吗?为什么还没穿衣服!?」 和树,「你懂吗?老姐……肌肉在,痛哭流涕啊……」 巡,「我不懂。还有不要再摆那个POSE了」 和树,「那么血气方刚的肌肉们,现在连影儿都没了……」 和树,「……那个、老姐。难道说,我……并没有那么猛男?」 巡,「嗯」 和树,「小猛男的程度?」 巡,「中等身材」 和树,「中等程度的猛男啊……」 巡,「能别死皮赖脸地把猛男强加进来吗?」 巡,「比起这种事,夏芽同学联系你了吗?」 和树,「啊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我的电话给苍木学姐的是老姐,恐怕她知道些缘由。 巡,「那种事,你就当天向本人确定吧」 巡,「啊,夏芽同学可是非常腼腆的人呢,在当天之前可不要和她见面哦」 巡,「人家可是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的,你要是干了什么笨拙的事的话,说不定她会改变心意哦」 关于详情可是一句没说。 巡,「算了,和树君的话肯定没问题的。最近刚好那么自行,刚刚也说过了」 和树,「怎么说呢……老姐,你星期六闲吗?」 和树,「能陪我一起去吗?」 巡,「不不不……!你刚刚的自信呢!?马上就要有女朋友了的气势呢」 和树,「我,能和女孩子好好说上话吗……?」 巡,「……啊啊,原来是怯场了啊」 和树,「我,一个人能好好走到泳池吗……人群中有那么多肌肉」 巡,「哪是那么险恶的地方。普通的走过去就好了」 和树,「我、我……!有点坐立不安啊」 巡,「你可以拥有那种自信的」 老姐在房间里马不停蹄地翻着杂志,然后往我这边一扔。 巡,「对于在与女孩子密会前丧失自信的你,推荐这个。Muscle Protein(肌肉蛋白质)EX!」 和树,「那是什么可疑的广告……」 和树,「哎哎哎哎哎哎!?只要喝三天就能让海滨的金发巨乳把视线钉在你身上的添加了肌肉纤维的蛋白质!?」 巡,「『只需一万元你也能变成猛男。如果再用附送的哑铃锻炼的话效果翻倍』……呜哇 这种东西谁会上当啊……」 和树,「老姐借我钱吧」 巡,「呜哇,真上当了……」 巡,「那,这个怎么样。『吃一粒阳具就增长一厘米的合法药性啤酒』……这在法律上会被允许吗?」 和树,「都说合法了,肯定没关系!」 巡,「那那!接下来是这个邪门的LL教――」 ;◆背景(暗転) ――之后的几天。 一大堆可以的快递包裹送到了我家,我抱着头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感到灰心丧气…… ;◆背景(空) 然后命运停留之日终于到来了。 好几天无法入眠的我,带好了准备替换的内裤来到了学校的泳池 等待着在各种意义上都很紧张的我的是―― ;◆背景(プール) ;>>夏芽立ち絵(体操服)表示 夏芽,「泳池的清扫工作就从现在开始。请各位认真打扫自己担当的区域!」 水泳部員達,「是」 几天前还有水的泳池,现在已经被放干了。 我,在泳池底部,呆若木鸡地伫立着。 恭次郎,「喂,和树。我们要打扫那个角落」 恭次郎,「和树ー?听到了吗ー?」 和树,「……哈」 恭次郎,「对于发呆的家伙,这要这样!」 ;◆効果音(水音:ぱしゃ) 恭次郎用手舀起水桶里的水,毫不留情地射在了我的脸上。 恭次郎,「如何!觉醒了吗」 和树,「……再多射一点吧……请把我弄得遍体淋漓……」 恭次郎,「呜哇,这可是……重病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树,「…………啊啊」 ;◆効果音(水音:バシャアッ) 我从恭次郎手里把水桶抢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倒扣在自己头上。 恭次郎,「和树!!?」 和树,「再多一点……再……」 ;◆背景(暗転) 我就这样把空桶扣在头上。 当然视野一片黑暗……这样倒好。 这样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论是被愚弄的自己,还是令人心酸的现实…… ;◆背景(プール) #textbox message1,name1 巡,「和树君。成功了吗~」 恭次郎,「三、三枝学姐!和树他、和树他!!」 巡,「沮丧的写照,『战栗吧!惊现水桶男!』……这样」 巡,「和树君,姐姐现在就来救你」 ;◆背景(プール)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你在从中作梗吗」 我向老姐讨个说法。 巡,「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呢。几天前的午休的时候」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回想シーン 一部の台詞のみ前のシーンと共通 #textbox message1,name1 夏芽,「…………哈」 三年级的教室中,夏芽正在闷闷不乐地摆弄着手机。 巡,「呀~夏芽同学,一起吃午饭……哎,怎么啦?一副深刻的表情?」 夏芽,「唉唉,那个呢……」 巡,「夏芽同学也有烦恼啊」 夏芽,「当然的啊。你把我当做什么了……」 巡,「呐呐,跟我说说吧。说不定会有帮助哦?」 夏芽,「就算你微笑着那样说……我知道了,告诉你吧」 夏芽,「关于泳池的打扫出了点问题……」 夏芽,「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召集所以新入部的男生女生去打扫泳池」 夏芽,「但是,今年入部的人很少,所以现在正为人手不足而烦恼」 夏芽,「必须要二,三年级的学生帮忙了呢……」 夏芽,「可是打扫又是在周六,是假期。除了新入部员之外大家都放假了」 夏芽,「所以很多人都有了预定,这样就无法补充人手了」 夏芽,「再找三个人,不,两个人就好了……」 巡,「原来如此呢……」 巡,「OK!这件事,我帮你搞定」 夏芽,「……真的?」 夏芽,「但是……你真的可以马上准备好人手吗?」 巡,「当然」 夏芽,「是吗……那拜托了」 ;>>回想シーン ここまで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textbox message,name 巡,「就是这样」 和树,「啊啊,这样啊……」 总结一下,也就是苍木学姐的约会或是告白,都是我误解了。 不对,有个故意把我往误解的道路上引的人啊。 我瞪着老姐。犯罪嫌疑人一本正经地说到 巡,「不是啊,和树君!夏芽同学并没有打算骗你啊!」 巡,「只是,不这样做和树君肯定不会来的」 巡,「而且,我觉得,这样子要有趣得多啊,噗哈哈!」 和树,「别在辩解的途中笑出来!」 夏芽,「那里!别只顾着说话,赶快动手!!」 我已经任人宰割了。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老姐离开之后,我们终于是开始了清扫工作。 用甲板刷在打湿的泳池底部和侧面洗刷。 环顾四周,一年级的水泳部员们也在进行同意的工作。 在这之中 碧里,「喂,红,那样污渍是擦不掉的哦!再多用点力!!」 红,「那么用力地板可是会被擦出个洞的!怪力女!!」 为什么红也参加了泳池清扫啊。 红也被老姐给骗了吗? 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红,她好像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 红,「泳装什么的才没有!下流胚子!」 和树,「我才没有期待妹妹的泳装!」 因为今天是泳池清扫,部内者和部外者跟红一样穿着体操服。 恭次郎,「泳装啊……」 叹着气的恭次郎。 恭次郎,「没有泳装的水泳部有何意义啊……」 恭次郎,「被强迫着做不情愿的清扫工作,作为最后的希望的泳装却一个都没有……」 恭次郎,「短裤太没有梦想了……呐,和树?」 和树,「我跟恭次郎……是来清扫的」 和树,「才不是来跟女流之辈嬉戏打闹的」 恭次郎,「你在说什么呢。明明是被姐姐喊了之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的」 恭次郎,「啊啊,至少让我看看裤衩……」 ;◆効果音(打撃音:どかっ) 恭次郎,「噗嚯!?你敢打我……!?连我姐姐都没打过我!」 面对满嘴软弱台词的友人,我送上了亲切的慰问。 和树,「别老是想那些下流事。你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和树,「是清扫吧!!!」 恭次郎,「唉唉唉……你竟然说这种话……」 就当做是这样吧。 仅仅是为了扫除而来的。 不这样的话……心情无法平静。 …………………… 与尽干些傻事的我们不同,泳池里的其它人沉浸在热闹而又欢乐的气氛中, 平时练习的时候,总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今天却充满了笑容。 女子部員A,「呀——!冷死啦——!讨厌ー」 泳池内的一角,一年级的女生们正在打水仗。 女子部員A,「啊——下面都湿透了……呀——!」 女子部員B,「诶ー你内裤是黑色的啊——真意外~」 女子部員A,「呀——不要看~」 和树,「……………………」 恭次郎,「看到了吗?」 和树,「不不,完全没有」 一直都对嬉闹着部员们送去严厉的视线的苍木学姐,今天也是一副平缓的表情。 夏芽,「我说巡啊,既然你来了,也帮忙打扫一下啊」 巡,「我就算了。不是已经帮你把不足的人手补上了吗」 巡,「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夏芽,「真是的……」 关系还是那么好呢,老姐与苍木学姐…… 另一边,关系不怎么好的家伙也有。 碧里,「我说,红上课的时候也要用这里的吧,打扫泳池并不是白费力哦」 红,「呜呜……咱只有在夏天才能使用这里,还没有想得那么远呢」 红好像非常累了,刷子也使用得很熟练了。 碧里,「那,加入水泳部吧?这样的话马上就可以用了」 红,「讨厌。不要」 碧里,「那为什么要帮忙打扫泳池呢?」 红,「咱想打扫泳池的原因是……」 红瞟了我一眼。 红,「说不定会有谁不知什么时候就向别人出手了呢」 园原好像是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 碧里,「什!?那是因为,今年新入部员太少了才请他过来帮忙的!」 碧里,「而且以前还请过红吧」 红,「咱才不要」 碧里,「不会游泳吗?」 红,「呜!?」 碧里,「又没什么,进了水泳部练一练的话」 红,「才不要。碧里和周围的人都在比谁游得快的时候」 红,「只有咱一个人在练习如何游泳……屈辱啊」 红就这样闭上了嘴。 园原也闭上了嘴,过了一会儿 碧里,「搞什么啊……」 碧里,「你的自尊就那么优越么,总是害怕着受伤,所以才总是那么废」 红,「!?那是……」 碧里,「红,入学前你说过的吧。要挑战各种各样的事情」 碧里,「跟我说『虽然很害怕但我会努力的所以给我打气吧』的是哪个家伙!」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红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吗? 以把别人当做白痴来嘲笑为己任的人尽然会说出,害怕,努力,给我打气什么的…… 实在是想象不出说这些话的样子。 说不定这是对作为朋友的园原才能说出来的话。 红,「………………」 面对园原的诘问,无法反击的红避开了视线。 红,「…………?」 和树,「啊……」 红,「~~!!?!?」 就在这时,红的视线与我的撞上了。 所以也发现了我一直在旁边听。 红,「…………那种事情……」 一脸通红的红紧紧地抓住了甲板刷的把柄 红,「别在别人面前说啊,呆子————!!!」 ;◆効果音(ブラシ音:シャッ!) 红把甲板刷朝园原的脚边甩了出去。 碧里,「呀!!」 ;◆効果音(転倒音:どしん!) 试图躲避的园原滑倒在了湿溜溜的地板上。 碧里,「痛~……」 红,「嚯嚯嚯,真难看~」 碧里,「你~~!」 园原也不认输。 ;◆効果音(ブラシ音:シャッ!) 红,「呀!!?」 ;◆効果音(転倒音:どしん!) 就这样倒在地上,园原使出了同意的技能, 将甲板刷朝红的脚边扔过去。 碧里,「……哼」 红,「臭丫头,真有种啊……」 接下来就变成了散打。 红,「嚯哇!!?」 倒! 碧里,「呀!?!」 倒! 不停的向对方扔着刷子,然后不停地摔倒。 看着都疼。 不站起来就不会摔倒,为什么不明白呢…… 碧里,「痛痛痛……有一手嘛,红」 坐在地板上的园原爬了起来。 红,「汝还能站起来吗。屁股肉还真厚呢」 红,「难不成是那个吗?作为立体鼠标垫卖出之类的!?」 碧里,「怎么可能啊!!」 俩人却是一副开心的表情。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过了好几个小时,我们担当的地方总算是弄完了。 周围的人也都单手拿着工具开启了杂谈模式。 男子部員,「呐,打扫完之后,大家一起去卡拉OK怎么样」 女子部員A,「真好啊——卡拉OK!好久没去了呢!」 女子部員B,「给你们看看我平时锻炼肺活量的成果吧」 男生女生们在旁边扔闪光弹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侧目 我们…… 恭次郎,「这个泳池里啊,可是充分融入了女孩子的精华哦。浓缩到极致的精华」 和树,「不不,照你这个说法不也浓缩了男人的精华吗」 啊啊……蠢毙了 和树,「好想要女朋友……」 恭次郎,「啊啊……哪里掉一个下来就好了」 和树,「要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话我会稳稳地接住的」 恭次郎,「笨蛋,用手去接掉下来的人的话。会骨折的」 和树,「不会骨折,女孩子是软绵绵的所以不会骨折」 恭次郎,「动画看多了吧。给我现实点啊。是现实中的女孩子从天上掉下来」 和树,「物理知识是必要的啊……以后认真听课吧」 巡,「你们两个……说着那么没人爱的话,不觉得空虚吗」 和树,「吵死啦……关你屁事」 巡,「像那边的邀请女孩子的男生一样,去搭话试试」 和树,「他们是特别的」 恭次郎,「没错,相同的部团活动是优势啊。有共同点就好说话啊。近水楼台先得月」 恭次郎,「要是我是水泳部的,早就像他们一样有人爱了」 和树,「我们又不是水泳部的。没人爱也是没办法的,没办法」 巡,「那现在入部的话」 和树,「那不可能」 恭次郎,「啊啊……我也最讨厌努力什么的了」 巡,「嗯……还真是没人爱的观点啊。看着都觉得很有趣」 恭次郎,「啊,那。有没有什么不用努力就能和女生搞好关系的部团呢」 和树,「这个问题值得探讨……」 巡,「并不要加入部团,也会有些共同点的吧?比如朋友的朋友啊」 恭次郎,「啊……」 恭次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朝我靠了过来。 恭次郎,「和树。那边的那个孩子是你的妹妹吧?」 恭次郎指着的那个个头有点小的女生……就是我的妹妹,红。 恭次郎和老姐见过很多次了,但好像还没有见过红。 恭次郎,「介绍给我吧?还有她旁边的朋友」 和树,「呃呃……」 恭次郎,「为什么一脸讨厌啊」 很讨厌。不知为何。 恭次郎,「是朋友吧?那就介绍给我啊」 和树,「没办法……算你五千块吧」 恭次郎,「要钱啊!」 因为没动力啊。 虽然并不是妹控。 即便如此,还是不想看到红和其它男人走在一起。 恭次郎,「我把我老姐介绍给你了吧」 和树,「的确,是你为我制造了和苍木学姐相识的契机。但是……」 和树,「什么都没有发生啊。所以免谈」 和树,「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感谢你」 恭次郎,「你怎么可以这样!」 和树,「今天还被差遣去打扫泳池……要是不认识就好了!」 和树,「为什么介绍给我!」 恭次郎,「态度截然相反了!」 和树,「不不,一开始我要是没有遇到恭次郎,也就不会弄到这个悲惨地步……」 恭次郎,「肠子都悔到胃里去了!?」 和树,「总之,跟我的想象相悖了。本以为认识了朋友的姐姐,就会按照应有的流程发展的」 恭次郎,「呃,你的想象是怎么展开的?」 和树,「恭次郎给我介绍苍木学姐→约会→合体」 恭次郎,「等等等……」 和树,「唉,约会不需要吗?」 恭次郎,「简略过头了吧!?」 巡,「太不现实了,和树君的想象」 巡,「合体→约会→介绍……才是现在流行的」 恭次郎,「顺序反了吧!某种意义上还真的很现实」 和树,「啊,忘记重要的一环了」 恭次郎,「是吗,好好说明过程吧……」 和树,「介绍→合体→付钱」 恭次郎,「别跟钱扯上关系啊!?」 和树,「九成要上交给恭次郎」 恭次郎,「我是鸨头吗!?而且油水也抽得多到缺德!」 恭次郎,「那种事先放一边!好好帮我搭个桥就原谅你算了」 和树,「切……」 本来想糊弄过去的,被发现了啊。 和树,「啊啊够了,我知道了……只是介绍的话。别做红讨厌的事情」 被强迫着将红她们介绍给恭次郎。 算了,既然是这家伙的话根本不用担心发生万一。 恭次郎默默笑着跟在我后面,一起走到了红的身边。 红和园原也停止了打闹,正在好好地打扫泳池。 和树,「喂,红,浪费你一点时间」 红,「…………什么事」 是察觉到了会有麻烦吗,红丝毫不隐藏自己的不快。 和树,「那个,怎么说呢……虽然我很不乐意,朋友硬要我帮忙介绍……不对……」 和树,「朋友?啊咧……朋、友?不对……什么来着……」 和树,「这家伙是……对了、我的熟人、吗……不…………」 和树,「抱歉、什么都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红,「哈???」 恭次郎,「喂!?别乱开玩笑!!妹妹都开始疑惑了!?」 恭次郎清了清嗓子,重新面向红。 恭次郎,「你、你好~,我是和树的朋友恭次郎。嘿嘿嘿」 是因为紧张吗,恭次郎的话就像是搭讪一样。 恶心死了。 红,「…………对不起,请去死」 恭次郎,「一上来就恳求我去死吗!?」 和树,「而且是几乎不用的标准日语(译者喜极而泣)!?你还真是被打从心底里讨厌了呢?!」 恭次郎,「为毛?!」 另一边 碧里,「我叫园原碧里。多多指教,苍木前辈」 红旁边的碧里依然是用谨慎小心的体育系风格对恭次郎鞠了一躬。 还真是个守规矩的家伙呢。 恭次郎,「MY ENGAL」 和树,「别乱切换速攻目标」 碧里,「前几天,您与三枝前辈一起来参观部团活动了吧?」 恭次郎,「啊啊,苍木夏芽是我的姐姐。那个时候有话要传达给姐姐……」 碧里,「啊啊,果然是前辈呢。那件事情,在部团活动结束之后还引发了各种话题呢……」 恭次郎,「唉、诶……」 恭次郎,「稍微问一下,你指的什么事?」 碧里,「呃,怎么说呢……那个……」 碧里,「请加油!」 恭次郎,「什么啊?!」 被初次见面的人鼓励了,这个人。 碧里,「…………」 恭次郎,「……呜呜」 收获了晚辈女生的怜悯视线。 恭次郎,「……啊啊,对了!和树的妹妹啊」 恭次郎,「你入学还没太久吧,一定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吧?」 红,「对不起,请去死」 恭次郎,「和树也是刚转过来的作为谈话对象有些力不从心吧,有困扰的地方就找我吧」 和树,「精神力还真强大啊」 不愧每天跟苍木学姐待在一起。 恭次郎,「学校怎么样?过得开心吗?」 红,「汝,脸上有鼻屎哦」 恭次郎,「…………………」 碧里,「啊,这可是真被讨厌了。生理上的抗拒」 和树,「可怜……恭次郎」 一脸不悦的红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红,「嗯…………」 和树,「嗯?」 帮我应付这家伙(恭次郎)……似乎是这个意思。 可是,这样放着不管感觉会和有意思呢。 碧里,「那个……三枝前辈?」 碧里也察觉到了红的意图,在期待我的下一步动作。 那,这里该怎么办呢? ;>>選択肢 1.助け舟を出してやるか ;>>選択肢 2.ここはあえて無視で ;@select2 text1="1.助け舟を出してやるか" storage1=006a.ks text2="2.ここはあえて無視で" storage2=006b.ks ;フラグ2-選択肢1.txt ;>>選択肢 1.助け舟を出してやるか 果然无法坐视不管啊。 和树,「呐,恭次郎,差不多……」 恭次郎,「嗯,啊,啊啊……」 意外的是,恭次郎也一脸得救了的表情。 看来是在精神崩溃边缘了。 和树,「不要在我妹面前插科打诨啊」 恭次郎,「……你妹还真是,不留情面呢……」 和树,「嘛」 和树,「别闲扯了,还是快点打扫卫生吧?」 我指着恭次郎的后面说到。 恭次郎,「嗯?什么啊……哇啊!?」 夏芽,「……什么啊,看到人家的脸这副反应」 恭次郎,「没、没什么。那~,加油打扫吧~」 恭次郎逃跑一样回去打扫了。 碧里,「那个,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和树,「没必要跟上他的节奏」 和树,「那家伙根本就不擅长和女人搭话,可就是要硬撑。」 碧里,「可能是认为朋友的妹妹比较好搭话呢」 和树,「嘛……可能吧」 不经意间我看向了园原。 確的确……如果没有「红的朋友」这个切点,我也无法和园原这么轻松地谈话。 碧里,「多亏了这一点,我才能和三枝前辈好好说话呢」 和树,「是吗?」 碧里,「是……唉嘿嘿……」 碧里,「那个,我、我也去打扫了!」 园原是害羞了吗,慌慌张张地跑回去打扫了。 只剩下我和 红,「……………」 仍然一脸不爽的红。 和树,「还真有人气呢」 ;◆効果音(叩く音:バシッ!) 红用甲板刷戳了一下我的小腿。 红,「刚刚是在搞什么啊!?早点救咱啊!」 和树,「痛……不不,那样的你还真是太稀有了,一不小心就」 红,「兄长真是的,对碧里就黏糊糊的……娘炮一样」 和树,「娘炮你妹!?」 红,「就是娘炮……恶心死了……」 红嘀嘀咕咕地发着牢骚,重新投入了打扫工作。 单手握着刷子勤勉地洗刷地板。 看着这样的红,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和树,「话说啊。你今天为什么会来参加泳池清扫呢?果然是被老姐骗了吗?」 红,「……嘛,这件事啊」 我是因为中了那简单明了的美人计。 红又是怎么被骗的呢? 美色是钓不到她的,难道是食物吗? 红,「兄长……」 和树,「(呃?我??)」 实在是没想到会出现我的名字。 红,「因为有人告诉我兄长会对园原做不纯洁的事情」 胡说八道。 不过,之前还幻想着和苍木学姐发生点什么的我,没什么底气说这种话。 红,「有一个下三滥的兄长还真麻烦呢」 和树,「保护朋友的贞操吗?还真会为朋友着想呢」 红,「不是朋友,只是熟人!」 和树,「为什么一定要否定这么真挚的友谊呢?」 红,「这还用说吗」 红,「咱最讨厌碧里了」 呜哇,一刀两断了。 和树,「但是,你们都那么推心置腹地谈话了,连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你都跟她说了啊」 红,「就是因为那样……所以才讨厌」 我往园原那边瞟了一眼,她与恭次郎仍在殷切地擦着地板。 碧里,「前辈,力度太小了哦!努力点吧!」 恭次郎,「呜呜……好像又多了个姐姐……」 碧里,「别发牢骚了,赶快动手!」 恭次郎开始招架不住园原的体育系风范了。 红,「她就那样我行我素地踏入别人不想被看见的另一面,打乱了咱的生活」 红,「等回过神来时已经是无话不谈了,真是气得肚子疼。」 红蹙着脸说到。 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她的真心话。 虽然讨厌自己因为某些人而改变, 但某些地方还是会让自己感到开心的。 那个难以取悦,无法妥善处理人际关系的红也交到彼此在意着对方的朋友了吗。 红,「姆!你笑什么?」 和树,「唉?」 注意到时我已经笑了起来。 红,「真是的,尽是些不如意的家伙!」 ;◆効果音(ブラシを振る音:ビュンッ) 怒火攻心的红再次将甲板刷扔了过来 和树,「哎呀!」 红,「啊啊!?躲开了!乖乖站好挨打啊!!」 兄妹间上演了久违的动作片。 ;フラグ2-選択肢2.txt ;>>選択肢 2.ここはあえて無視で 和树,「我们去那边打扫吧,园原」 碧里,「呃?可是……」 红,「等、兄长、等等……!」 我无视掉红,和园原一起走开了。 碧里,「三枝前辈,这样好吗?」 和树,「啊啊,红必须要学习一些社交技巧了,就算对方是恭次郎这种人」 我朝红的方向瞟了一眼确认, 红,「魂淡……!」 红愤恨地看着我。 恭次郎,「………………」 碧里,「队长的弟弟,脸色不怎么好呢……不要紧吧?」 和树,「没事没事,那家伙很坚强的」 碧里,「是吗,那就好」 碧里,「………………」 碧里,「如果……」 和树,「嗯?」 碧里,「如果红变得善于交际之后,跟其他男人跑了……怎么办?」 和树,「呃?」 碧里,「作为哥哥,还是会担心的吧?」 和树,「不不,怎么可能,那家伙不可能找得到男朋友」 园原看到我的反应之后不知为何有些高兴。 碧里,「呵呵,这么肯定」 和树,「为、为什么园原这么开心呀……」 碧里,「没什么。前辈,是个好哥哥呢」 和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离那家伙有男朋友至少还有十年」 碧里,「呵呵呵,这么讨厌妹妹被人抢走吗」 和树,「妹妹比哥哥先和异性交往这种事情决不允许」 碧里,「啊哈哈……丑陋的嫉妒心……」 碧里,「但是,我也不是很明白。之前有一次,红跟我说想要谈一次恋爱呢」 和树,「哎哎!!?真、真的?」 碧里,「是的」 难、难以置信……红居然会……      恋 ;>>↑フォント大きく 明明只知道和我抬杠、争零食……      爱 ;>>↑フォント大きく 和树,「说说说、说清楚点……事情的起因经过结尾时间地点人物呢?」 碧里,「这个嘛……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我说青春就是学习或者体育或者恋爱的时候……」 碧里,「然后她就说,咱就只能恋爱了呢」 和树,「原来是消去法……」 这么回事啊…… 碧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哦」 虽然有些诡辩,但是我自己可几回没有从红的口中听到过『恋爱』之类的词汇。 碧里,「红也该讴歌青春!」 和树,「你还真喜欢青春这个词呢」 碧里,「是!青春不好吗!」 园原高兴地答到。 这个词用来形容总是很活泼的园原实在是太贴切了。 碧里,「三枝前辈怎么看?青春!比如说……部团活动什么的!」 和树,「啊哈哈,那个还是免了吧」 碧里,「太可惜了」 青春,啊……。 要是有人问我青春是什么。 果然我的回答和红一样也是『恋爱』。 现在的我,说到底是不是也算是在享受青春呢。 『最近我所体验的青春』 和男性朋友一起聊工口漫。 偷看园原和苍木学姐的泳装,然后被训斥。 苍木学姐甚至还向我约会,虽然是我会错意了,仅仅只是打扫泳池。 现在跟我关系最好的异性,老姐和老妹。 我的青春,太怂了…… 碧里,「怎么啦,三枝前辈?一副要哭的样子!?」 和树,「我的青春,太苦涩了」 碧里,「前、前辈是大人了呢」 和树,「……园原呢,在享受这青春吗」 碧里,「是。部团活动,学习,朋友,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怎么回事,前辈!?头疼吗?」 和树,「不是,太耀眼了……」 我已经无法直视园原了。 碧里,「三枝前辈再努点力的话,一定也能享受更加美妙的青春的」 和树,「园原过得挺顺利的呢」 碧里,「是,很顺利」 和树,「呼……难道说,也谈过恋爱?」 碧里,「哎……!?」 园原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がーん) 难道是真的!? 和树,「呃,真的?」 碧里,「才、才不是!」 和树,「是不是已经约过会了?」 碧里,「怎么会……啊、不过、也还是有可能、那个什么的……」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がーん) 园原这条路行不通了, 我遭受到一记重创。 虽然我也不是光冲着园原去的, 但是男人这种生物啊…… 和树,「那、那个……恭、恭喜你了」 碧里,「啊、啊啊啊啊!三枝前辈你误会了!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误会啊!」 园原很害羞地想要蒙混过去,一个劲儿地摇着头。 和树,「话说,对方长什么样啊……?」 碧里,「呜呜呜……这、这个呀……」 园原避开我的视线,畏畏缩缩地将手指指向了…… 和树,「…………哎?我?」 点头。 和树,「……喜欢我吗?」 碧里,「不是的!完全不是!绝对!!!」 和树,「非常对不起!我得意忘形了!」 碧里,「啊啊啊啊啊,都说了不是这么回事~~!!」 园原满脸通红地做着深呼吸,然后以解释的口吻说到。 碧里,「……我呀,如你所见只是个小孩子……身边根本就没有几个处的好的男性……」 碧里,「那个,该怎么说呢……像三枝前辈这样的人,很自然地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碧里,「让我的心……有些动摇」 和树,「啊,啊啊!我好像明白了。我跟女孩子独处的时候也静不下来……」 碧里,「是吧!所以说,绝对不是什么奇怪的意思啦」 碧里,「最近经常和前辈说话,前辈还来帮我打扫泳池,这些事情……」 碧里,「总、总而言之!绝对不会有恋爱那么高尚的感情存在啦」 和树,「嗯,我明白了……」 碧里,「你、你明白了吗……」 和树,「园原你,一直都是从性方面看我的……」 碧里,「讨厌~!都说了你只是我朋友的哥哥罢了!!」 和树,「也、也是呢!仅仅是妹妹的朋友,开这些没羞没臊的玩笑真是抱歉了!」 碧里,「就是啊!啊哈哈哈」 和树,「啊哈哈哈哈……」 碧里,「……………………」 和树,「……………………」 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这时, ???,「…………哼!!!」 ;>>↑名前は???で 红の立ち絵は表示させない ;◆効果音(刺さる音:ザシュッ!) 和树,「好痛!!?!干、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疼痛吓得我马上回过头张望, 和树,「什么东西……刷、刷子?」 脚边躺着为清扫准备的炊刷。 刚刚这里有这玩意儿吗? 抬头一看, 红,「唔唔唔唔唔~~……」 红像恶鬼一样地盯着我。 是这家伙啊…… 和树,「搞什么啊,红」 红,「这是咱的台词!又色眯眯地靠近碧里!」 ;◆効果音(投げる音:ビュンッ!) 说着又把另一把刷子砸了过来。 碧里,「危险!」 ;◆効果音(叩き落とす音:パシッ!) 园原眼疾手快地用自己的地板刷将扔过来的刷子击飞了。 和树,「Thank you」 碧里,「呵呵」 我向园原递了个眼色,她笑而不语。 红,「两个人对视什么呢!」 ;◆効果音(投げる音:ビュンッ!) 好像是被我们的眼神交流惹毛了, ;◆効果音(投げる音:ビュンッ!) 红把炊刷,地板刷,甚至是小水桶轮番向我们扔过来。 碧里,「够了,很危险的!」 ;◆効果音(叩き落とす音:パシッ!) 园原也不服输,精准地将这些飞行物击落。 和树,「……还手了哦!」 我不能只在旁边看。 ;◆効果音(叩き落とす音:パシッ!) 我将自己的地板刷当成球棍把园原击落的刷子抡了回去。 我的反击画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飞向红站着的地方, ;◆効果音(刺さる音:ザシュッ!) 恭次郎,「唔嚯!?」 给恭次郎来了发颜射。 碧里,「哇!?前辈好厉害!」 和树,「抱歉,恭次郎!」 恭次郎,「为、为什么是我……」 遭受颜射的恭次郎直接蹲了下去。 红,「姆~!别挡道,闪一边去!!!」 恭次郎,「咿!?对不起!!」 红的怒火转到了毫不相关的受害者身上。 不甘示弱的我们继续化解红的攻击。 攻防战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夏芽,「喂,那边的!很危险的!!」 最后被苍木学姐给教训了。 ;>>合流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不安分的泳池清扫也终于要结束了。 大家都已经打扫完毕,边聊着天边等待结束的命令。 恭次郎,「嘿、嘿!……呼,怎么样,和树,我擦过的地板格外光鲜亮丽吧」 只有恭次郎还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拼命地刷着。 失心疯般地刷着已经变干净了的地板。 看他这精力集中的样子,估计是想要逃避一些痛苦的回忆。 和树,「恭次郎……差不多该结束了」 恭次郎,「说什么呢。我要做到自己满意为止……我今天可是特意为打扫泳池而来的」 和树,「是、是吗」 还是先不要管他吧……。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 红,「呜呜呜,兄长……腰、腰痛得走不动了」 和树,「你还是那么娇气啊」 估计是干少了打扫泳池这种体力活的原因,红已经累得腰都站不直了。 碧里,「我帮你按摩吧。好的,给我看看你疼的地方」 红,「呜……不胜感激」 碧里,「用力了哦……噢噢噢!!!」 ;◆効果音(折れる音:ゴキッ!) 红,「咿——————!!?」 碧里,「啊哈哈哈。这是痛痛飞走了的证明哦」 红,「不要在别人悲鸣的时候笑得这么开心!坏心眼的家伙」 碧里,「知道了知道了。我温柔点儿」 红,「真、真的……?」 碧里,「用力了哦……哈啊啊啊~~~」 红,「等一下!?你那运气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碧里,「去!!」 红,「咿————!!?」 夏芽,「喂,那边的!肃静!!」 碧里,「啊、是!!对不起!」 苍木学姐的怒斥阻止了园原。 红,「得、得救了……」 夏芽,「唉唉,泳池变干净了呢,差不多了~」 巡,「等一下!!!」 苍木学姐正要宣布泳池清扫结束的时候,坐在泳池边上的老姐制止了她。 夏芽,「怎么,有事吗?」 巡,「你没有忘记约定吧,夏芽同学?」 老姐开心地笑着。手中握着橡胶制水管。 碧里,「什么约定?」 红,「鬼知道」 和树,「…………」 我当然懂老姐刚刚没有说完的话。 恭次郎,「…………呼姆」 恭次郎也志在必得,宛如苦行结束的释迦摩尼一样,用温柔的目光将在场的女性尽收眼底。 巡,「来了ーー!!!」 夏芽,「呀——!!??!」 ;◆イベント絵(プールで放水) 老姐不顾泳池中还有其它人,用水管对着泳池放水。 而且还用手指调整角度将整个泳池先洒了一遍。 湿得淋漓尽致的当然是苍木学姐,园原,还有红这些女孩子。 巡,「打扫完泳池之后,没有这个怎么能行!!」 红,「不、不要,姐上!!」 巡,「啊哈哈哈!!」 透过女孩子们湿透的体操服可以看到内衣。 碧里,「咿呀ーーー!!!」 巡,「啊哈哈哈哈哈哈!!!」 女生们悲鸣与老姐的笑声在泳池里回荡 恭次郎,「和树,你的青春是在什么时候……第一次捡到工口书的时候吗?还是第一次偷看妹妹换衣服的时候?还是现在?」 恭次郎,「我……我是现在!!」 恭次郎用沉默表示对我的赞同。 ;◆背景(暗転) ;◆背景(電車-夕) 我们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火一般的夕阳引燃了半边天空。 与家在反方向的恭次郎和苍木学姐告别后,我和老姐,红,还有园原一起登上了电车。 和树,「(什么什么……演艺圈执牛耳的熟女们的夜之周末……18岁原偶像的禁断裸体写真……拥有强烈功效的新药发现……)」 实在是太累了,我无意识中读着吊环上的广告。 碧里,「怎么了,三枝前辈,一直发着呆?」 和树,「我在考虑政治问题」 巡,「唉,什么内容?」 和树,「我在想,为了培育健全的青少年,真的有必要从不是青少年的时候就开始规制吗」 碧里,「呜哇,好像非常难懂呢」 巡,「大致上就是关于工口……」 和树,「不不不,要是能够拥有表现的自由」 巡,「嘛,倒也是呢。比如说……」 巡,「将天真无邪的一年级女生弄得浑身湿透的自由」 红,「怎么可能有那种自由!」 巡,「唉唉~……透过内衣的曲线才是艺术啊」 那之后明明被狠狠地批了一顿,老姐却没有一丝悔改的样子。 巡,「啊,说起来今天还真高兴呢」 巡,「一定觉得能来真是太好了吧,和树君」 把话题扔给了我。 和树,「…………」 反正不管说什么都会受到斥责,所以我偏要装死, ;◆効果音(蹴られる音:バキッ!) ;◆画面揺れ 红,「…………哼!」 红踢了我的小腿。 看着我忍痛的样子,老姐呵呵地笑个不停。 园原看着三枝家亲密的互动, 碧里,「今天真是谢谢了」 深深地弯下了腰道谢。 和树,「怎么了,这么突然」 碧里,「大家不是部员却为打扫泳池鼎力相助……」 碧里,「我代表水泳部,再次向你们道谢」 巡,「啊哈哈,还真是严格呢」 红,「并没有什么好感谢的」 碧里,「是吗?不过,还是谢谢了」 红害羞地别过了头,园原微笑着看着她。 虽然经常吵架,但关系好的那一面今天也展现在了我面前。 红,「话说回来,泳池要什么时候才能用呢?」 碧里,「将空泳池放满水还要几天,这之后还有水质检查什么的,想要游泳还需要一段时间」 和树,「是吗,不过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碧里,「是」 巡,「我觉得到时候可没有这种余韵」 和树,「哈?为什么?」 巡,「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 和树,「呜咕……」 碧里,「呜……已经这个时候了吗」 巡,「你们还真惨啊」 和树,「老姐你也要考前复习吧」 巡,「我?哈哈,我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有做过考前复习这种事。光听听课就足够了」 和树,「可恶,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 虽然老姐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但不知为何读书却很在行。 在聊着这些事的时候,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园原要下车的站了。 碧里,「那各位,我先失礼了」 和树,「嗯。再见」 碧里,「啊…………」 和树,「怎么了?」 碧里,「不是,只是……」 园原有些害羞的样子,从下面仰望着我。 碧里,「今天真是充实的一天呢。要是下次……还能有机会和三枝前辈一起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这个星期的第二次,来自女性的邀请。 第一次由于我过分的妄想而吃了闷亏。 这一次,肯定也是只是单单想要我帮忙才这么说的 和树,「啊啊,下次也邀请我吧。不管什么时候都乐意奉陪」 碧里,「谢……谢谢」 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废话连篇地答应了人家。 没办法,谁叫我是男孩子 只能这样子生存下去啊。 红,「这样下去的话可是会被女人当猴耍的哦」 和树,「吵死啦」 碧里,「那就,再见了」 用体育系风范告辞了的园原走下了电车。 『下次』,吗…… 要怎么才能从好意的那边出发解释这个词语呢? 巡,「和树君你,果然是中意那种活泼的运动型少女吗?」 和树,「哈?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巡,「哎呀,和树君也很在意园原的事情啊」 红,「『也』很在意园原的事情?『也』是怎么回事,兄长?」 巡,「那个嘛,你要是知道了和树君为什么要特意去参加泳池清扫的话……」 和树,「老姐!那、那个!?」 红,「哦哦!这么一说,还真不知道呢。兄长参加泳池清扫的真正的原因」 和树,「呜咕……那、那是因为……」 之后,我陷入了红无休止的追问之中。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背景(教室) 放学后。 今天的教室与平时一下课就充斥了讨论部团活动和去哪玩之类的喧嚣的教室有些不同。 和树,「(还剩一星期就要期中考试了啊)」 顺带一提,在考试前的一星期一直到考试结束期间所有的部团活动都放假了,平时那些放学后要留在学校的人也开始回家了。 大家回家后一定都是在励精图治地复习吧。 这种考试前的氛围跟我之前上的学校是一样的。 在这所学校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考试呢……不过上课的时候我也有认真听讲,应该不会出事。 和树,「那接下来,去干什么呢?」 虽然老老实实地回去复习是最好的选择…… 男学生,「这场考试可让我好等啊,又能够和你开一场只属于两个人的甜蜜学习会了」 女学生,「讨厌,上次的学习会都让我的成绩掉到最后面去了~」 野球部員,「考试前正是锻炼肌肉的好时机!不及格万岁!」 侧眼看着这群瞎闹腾的家伙 ……我只能一个人埋头苦干。 这种程度的觉悟我自然是有的。与女朋友打情骂俏的学习会断然是高不可攀。 但是,能聚集一群稍微合得来的家伙的话…… 男学生,「1000块,从前辈那里搞来的去年的考试题目,成交否?」 恭次郎,「唉~?1000块也太黑了吧。我刚从木村那里买完实妹物的Galgame~」 男学生,「你在考试前撸Galgame……」 总算是结束了白痴般的对话的恭次郎朝我这边走来。 恭次郎,「哟,考前复习还顺畅吗?」 和树,「不,还没开始呢……好像也轮不到你来问吧」 恭次郎,「嘿嘿,我害羞了」 和树,「没表扬你」 不用看都知道这家伙不是读书的料。 在这种重要的时期,和这家虎混在一起绝对没好果子吃。 恭次郎,「那,接下来和我去……」 和树,「我拒绝」 恭次郎,「爆破教师办公室吧」 和树,「恐怖活动预告!?」 恭次郎,「开玩笑的。说起来,这次考试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和树,「打赌?」 恭次郎,「全科总分多的获胜」 恭次郎,「然后,输家要答应赢家一件事,不管是什么」 这家伙突然搞什么……又不是成绩特别好。 和树,「唉,特意要拿这个打赌……这么有自信?」 恭次郎,「哼哼,那倒没有」 看来是想要利用我在这所学校初次参加考试这一点啊。 对于知道出题倾向的自己来说,是关键的取胜点。 不能大意……给我走着瞧吧。 和树,「好,这个赌我打了」 恭次郎,「一言为定!」 和树,「在这之前,还是先确定一下规则」 恭次郎,「赢家说的话不管是什么都要听。不过,再怎么说都是朋友,下手适当点不要伤了和气」 和树,「真暧昧呢。适当点是个什么程度啊?」 和树,「比如说,把全部财产给我然后去死,这种?」 恭次郎,「那是对朋友用的命令吗!?确认之后我都不敢相信」 恭次郎,「啊。还有,H的话不要太过火了……好吗?」 和树,「滚你妹。别抛媚眼!恶心死了!」 恭次郎,「话说现在才察觉哎……这种事要有女孩子加入才有激情吧」 和树,「你蠢吗。这么脑残的惩罚,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愿意」 恭次郎,「……也是呢。不管赢家说什么都要听,怎么会有答应这种条件的女生……」 千乃,「和君,你们在说什么好玩的事情呀?也让我加入吧」 和树,「…………」 恭次郎,「…………」 千乃跑了过来。 和树,「不,没什么……我觉得和你没什么关系?」 千乃,「唉——别把我排除在外面嘛——」 和树,「…………其实呢,我们正在用这次考试的成绩打赌,输掉的人要听获胜的人一个命令,不管是什么——」 千乃,「真有趣!我也要参加——!!」 和树,「竟然送上门来了!?」 恭次郎,「五味渕,你、说真的……!」 和树,「你搞清楚了吗?不管是什么都要听,不能反悔哦?」 千乃,「嗯!没什么不好的」 千乃,「至少我的学力比和君还是要强一些的!」 和树,「呃,是这样吗?」 千乃,「没错。很早以前开始我的考试成绩就没有比你低过」 千乃,「恭次郎君的话……」 千乃,「………………嗯」 千乃,「让我也加入这场战斗吧——」 恭次郎,「刚才为什么要沉默!?」 恭次郎那家伙完全被鄙视了。 现在的处境,有点糟糕。 千乃平常上课的时候就比较认真 让她参战的话,很可能是我们单方面地惨遭蹂躏。 和树,「(恭次郎,让千乃加入可不秒啊……搞不好我们会输的)」 恭次郎,「(的确。她的学力可是在一人之上呢)」 和树,「(是吗。会输的赌打起来可没意思。所以说……)」 恭次郎,「(……但是那家伙的欧派很大)」 和树,「(喂,白痴吗!赢不了就没有意义啊……)」 恭次郎,「那就打赌吧~~!!」 和树,「(喂————!?你就这样被欧派煽动了!?)」 这家伙还真是活得无忧无虑啊…… 樱,「小千乃,事情弄完了吗?我来找你一起回家了」 千乃,「啊,小樱,来得正好呢」 和树,「哟,玉森」 樱,「你好,三枝君……『来的正好』指什么?」 千乃,「小樱也一起来打赌吧」 樱,「打赌?赌什么?」 等一下。为什么连玉森也…… 千乃,「以这次的考试成绩打赌。输掉的人要听获胜的人说的话,不管是什么」 和树,「哎呀等一下,千乃,还……」 樱,「……嗯……获胜的人说的话,不管什么……那种事情……」 糟了,玉森都吓成那样了。 一定是误以为我们在不怀好心地邀请千乃参加这种活动吧。 必须要想办法解开误会,还要让千乃退出战斗呢…… 恭次郎,「玉森你呢?要参加吗」 邀请你全家啊————!!!? 樱,「……不,算了。请不要邀请我做这种事情。千乃也是」 千乃,「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小樱」 樱,「小千乃才是,那种赌……不管什么都要听……」 千乃,「赢了不就没事了,赢了的话」 千乃,「小樱的成绩比我好多了,轻松取胜」 樱,「那种事情……我没有把握一定能赢」 和树,「(恭次郎,不妙啊!樱的成绩比千乃还好啊,我们的胜算……)」 恭次郎,「(啊啊…………但是!!两个女生,四只欧派!!!)」 和树,「(你怎么不笨死!!)」 樱,「总而言之,『不管什么都要听』这个规则……」 千乃,「小樱,来一下……」 于是千乃拉着玉森跑到了教室边上,开始说起了悄悄话。 虽然玉森带着有些困扰的表情听千乃叙述,但说完话回来的时候 樱,「那个……我也参加吧?」 和树,「唉……真的?」 千乃,「小樱也兴致勃勃地参战了」 樱,「不,没有兴致勃勃……」 虽然不知道千乃说了什么,总之玉森也参战了…… 樱,「那个,刚刚抱歉了,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你们」 樱,「那…………多多指教」 和树,「啊、啊啊……多多指教」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也忍不住回了一句。 千乃,「和君加油啦。要是得了第一的话,不管对小樱有什么要求她都要服从哦~?」 樱,「等、等等,小千乃……」 没错,要从好的方向思考呢。 虽然胜算微乎其微,但万一要是赢了的话 不管是什么要求都要听啊,比如说,邀请她去喝次下午茶这种私心还是会得到玉森的原谅的吧? 恭次郎,「好,就这样定了。下次的考试,赢了的家伙说的话都要听」 谁都没有异议,于是这场战争就这样决定进行了。 千乃,「那就这样,小樱我们回家吧」 和树,「哦,火速回家复习吗?」 千乃,「嗯,为了打败和君,两个人一起复习」 和树,「不不,你跟玉森也是敌人啊!?」 千乃,「哼哼~,我们可是队友♪那,再见~」 樱,「明天见」 千乃和玉森回去了。 两个人似乎在筹划着什么,她们到底想干什么? ……话说那两人联手了的话,我也要付出点汗水了呢。 恭次郎,「啊,对了和树。正好我刚刚入手了Galgame……」 和树,「关我屁事」 赶快回家投入到复习当中去吧。 ;◆背景(暗転) ;◆背景(空) 考前复习过去了几天。 ;◆背景(自室) 各种科目的辅导书散漫地躺在书桌上,一片狼藉,面对着这些家伙…… 和树,「没干劲啊」 已经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了。 ;◆効果音(ノック音:こんこん)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和树,「嗯,请进」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巡,「呀,和树君。复习状态怎么样?」 巡,「完全不用问啊。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吧」 和树,「老姐你有什么事啊。你也有考试的吧」 巡,「嘛,总会有办法的」 还是一脸的从容不迫, 怎么老姐的成绩就好得一塌糊涂呢, 我压根儿就没看到过她搞学习。 巡,「比起我的事情,还是更在意和树君啊」 和树,「我倒没什么。跟别人打了赌,会有动力学习的」 巡,「打赌?那是什么」 我把打赌的事情告诉了老姐 巡,「唉,那可糟了啊。那样的话,我教你复习吧?」 和树,「……哎」 巡,「为什么一脸嫌弃的样子」 这个老姐,绝对不是单纯的教我复习,之后肯定会找我要报酬的。 和树,「别管闲事,快点给我出去。」 巡,「难得我和和气气的跟你商量,和树君还真过分呢」 和树,「少来,反正你又在打算搞什么鬼吧?我一个人就够了」 巡,「没有那种事情哦……算了。那你一个人努力」 说着老姐离开了我的房间。 竟然没有捣出大乱子就出去了,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只是来嘲弄我的吗? ;◆背景(暗転) ;◆背景(空) 离考试还剩两天的星期六。 过完这个假期,总算是要迎来考试本尊了。 ;◆背景(自室) 和树,「营养饮料到位,网路调试完毕……准备万全」 好,今天就认真一回吧。 抛弃以前的我,从今天起重新做人。 所以……如果要责备那个在考试前还翘掉复习的我,请回到昨天吧。 但时间是无法倒流的,还是高抬贵手原谅昨天那个开始玩RPG的我吧。 这一切,都是爱。 和树,「Love and Peace……」 我一边念叨一边盯着几天前做的考前复习安排表。 复习的状况仍然是不容乐观。 幸运的是今天爸妈都有事出去了 老姐也得临时抱佛脚地应付一下,所以今天格外安静。 总之今天要尽可能地努力了呢…… 和树,「好,做吧。首先是,对了……」 现在的我最应该做的事情,是…… 和树,「首先要……模拟我输了之后的情景呢」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千乃,「我赢了哦,和君。赶快模仿小狗再把你身上所有的现金交出来」 和树,「汪汪!我是可怜的丧家犬啊!请让我用身体偿还吧!」 樱,「你真的有用身体付的觉悟吗?不管我们对你做什么……就算是用鞋跟踩你的『那啥』也没关系吗?」 和树,「汪~!」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室) 不对,等一下…… 和树,「还是要舔脚才能显示出我的忠诚与服从」 巡,「在大考来临前夕,你这是在干什么」 和树,「老、老姐!?什么时候进来的?」 红,「兄长你四肢着地在地板上舔来舔去的时候」 和树,「红也看到了……吗,别随便进别人的房间!你们难道就一点儿也不为自己的不懂礼仪感到羞耻吗!」 巡,「咱可不想被四肢着地嘴上还念念有词的人这样说」 和树,「……话说回来,我刚才正如你们所见沉浸在学习当中」 巡,「一眼就知道那不是个学习的样子」 红,「想必兄长是陷入鏖战了,所以咱特意来帮你了」 和树,「不需要……什么帮忙,说到底就是想烦我吧」 巡,「是吗。是啊是啊。那我们还真是在狗拿耗子」 老姐意味深长地道着歉。 又打算搞什么鬼……? 红,「的确打扰别人是不好的。那么,今天就让兄长一个人搞学习吧」 和树,「啊啊。让我一个人吧」 红,「呆会儿指不定就会痛哭流涕地求我们和你一起搞学习了~」 姐妹俩放出狠话,离开了我的房间。 ……总算是安分下来了。 真是的,到底谁会哭啊。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室) 之后我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专心致志地复习。 ;◆効果音(インターホン音:ピーンポーン) 有客人来了吗。 不一会儿,屋外传来了热闹的对话声。 和树,「(老姐和红……出去迎接了吗?对方是谁……)」 老姐对待考试驾轻就熟,就先放一边。 红可是跟我差不多的啊,最近还为了什么「作为班长的威严」 拼命地努力着的才对啊……? 算了。在考试前喊朋友来玩,考试后就等着遭罪吧。 ;>>ここから廊下に出るまでの間は夏芽、巡、红の立ち絵の表示は必要なし ;>>また、三人の声はドア越しに聞こえるようにこもった感じにしてください 巡,「哎呀——大老远的跑过来真是麻烦你了」 女孩子们的对话从走廊里飘过来。 红,「等您很久了。快点开始学习会吧」 学习会?这么回事啊。 而且客人好像和红还有老姐都很熟的样子。 不对,这和我没关系吧。做好分内的事…… ???,「话说回来……弟弟君呢?」 ;>>↑名前は???で 巡,「哎呀呀,夏芽同学,在意和树君吗?难道是为了他才风尘仆仆地赶过来的」 夏芽,「才、才不是!」 我惊慌失措地甩开教科书,隔着门偷听她们的对话。 苍木学姐,怎么可能……? 为什么那个人回来我们家……啊,和老姐开学习会吗。 完蛋啦————!要是没有拒绝老姐的邀请的话——!! 要是我能不那么嘴硬的话——,现在就可以和苍木学姐…… 巡,「可惜了,和树君说他一个人就行,不要打扰他。」 夏芽,「那样啊……」 ;◆効果音(ドア音:ガチャ) 在她们经过的时候,我很自然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和树,「厕所厕所……哎呀,这不是苍木学姐吗」 夏芽,「啊,弟弟君。打扰您了」 红,「呜哇……一脸故意的样子……」 和树,「怎么了?特意来我家。啊,难道是开学习会?」 夏芽,「是的。大家在一起互相询问的话会更有效率」 和树,「是、是啊。学习什么的还是要大家一起努力好一些」 …………………… 夏芽,「那,再见」 巡,「Bye~」 红,「再见」 和树,「呃」 三人把我扔了下来进了姐姐的房间。 巡,「和树君要一个人学习吧?那,请加油」 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和树,「…………」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夏芽,「那,赶快开始学习」 巡,「先要稍稍休憩一会儿,让大脑放松一下」 夏芽,「一上来就要休息,你是要闹哪样。还什么都没做吧」 ;◆効果音(ノック音:こんこん) 和树,「不好意思」 巡,「没关系」 ;◆効果音(ドア音:がちゃ) 和树,「请用。我送饮料上来了」 夏芽,「啊啦弟弟君,谢谢」 巡,「哦呀,和树君,根本没有拜托你哎」 红,「兄长,你自己的学习怎么样了?现在不是管我们的时候吧」 和树,「哎呀,因为有稀客啊」 夏芽,「抱歉,弟弟君,劳您费心了」 巡,「所以说快点回去。你自己也要复习吧」 老姐这家伙……如此露骨地驱赶我。 ;◆背景(暗転) …………………… ;◆背景(巡部屋) 杂谈了一阵子之后,学习会开始了。 红,「夏芽殿下,这里有点不明白」 夏芽,「那个,这里是……」 巡,「…………话说」 巡,「你又来了啊,和树君」 老姐朝站在橱壁旁边的我白了一眼。 和树,「啊,哎呀,这些用过的杯子还没有收拾啊——」 为了阻止我待在这里,老姐将杯子里剩下的果汁一口气喝光了。 巡,「好的,杯子就拜托你了。你现在没事做了,快点回去」 和树,「咕……红,我教你学习吧?」 红,「有夏芽殿下就可以了」 夏芽,「呐,巡……弟君弟是想加入我们吗……」 巡,「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啊。刚才那样推脱我说自己一个人就好了」 红,「算了,如果硬是想要一起搞学习的话?就为之前的失礼谢罪」 和树,「万分惭愧。小生也想和你们一起搞学习」 我马上趴在地板上,前额着地向姐妹俩谢罪。 夏芽,「等,弟弟君!?为什么突然就土下座了」 红,「你的自尊呢……」 巡,「那么那么,接下来干什么呢」 夏芽,「够了巡,不要那么坏心眼。好了,弟弟君也抬起头,我们一起努力吧?」 和树,「可以吗?」 夏芽,「嗯嗯。之前也帮我打扫了泳池,受您照顾了」 夏芽,「作为谢礼,要是有不会的地方我教教你。」 考试万岁,考前复习万岁!! 原来像我这种人也会有机会和女孩子开学习会…… 就算打赌输了也没有遗憾……! 我可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夏芽,「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就问我吧。虽然我不保证能起到作用」 和树,「是,拜、拜托了……」 苍木学姐开始了自己的复习。 虽然我也想赶快开始复习,可我的视线早就被苍木学姐所吸引, 无法转移到教科书上来。 她挺直了背面向书桌的坐姿,虽然说不上神圣而庄严 但是总感觉难以亲近…… 要向这种年长的美人搭话难度系数真大。 夏芽,「…………」 而且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女性的美丽。 巡,「你在看哪里?和树君」 和树,「呜哦!!?什么都没看」 巡,「是吗?我感觉你一直盯着夏芽同学看个不停啊?」 和树,「误、误会啊!我只是在想苍木学姐学习也很拿手呢」 巡,「啊啊,没错。夏芽同学的成绩也名列前茅」 红,「对对,不管怎样,咱可以入学也是多亏了夏芽殿下」 和树,「多亏了苍木学姐,什么意思?」 红,「帮咱做考前复习」 巡,「就算是我讲不通的地方,夏芽同学也可以通俗易懂地讲解哦」 红,「不像这个老姐,咱要是有个夏芽殿下那样的姐上就好了」 巡,「没错,干脆来我家吧」 和树,「老姐,你被你妹妹狠狠地厌恶了哦,这样好吗?」 巡,「我好的地方,其它人知道心里明白就够了。」 夏芽,「巡。杂谈要有个度啊」 巡,「夏芽同学,我哪里好」 夏芽,「哪里好?」 夏芽,「……………………」 平时解决问题如行云流水的苍木学姐,现在也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陷入了沉思。 夏芽,「这种事,根本就不用说出来吧。巡的优点我可是全部都知道的」 巡,「夏芽同学太棒了!被迷倒了~」 和树,「我怎么都觉得是在忽悠你啊」 巡,「下一个,和树君。姐姐哪里好」 和树,「我也要?我倒是并不觉得你哪里好」 巡,「提示。好好看看姐姐的脸」 和树,「脸……?」 巡,「……漂亮的姐姐」 我把房间里的镜子拿了过来摆在老姐的面前。 和树,「好好看看镜子里面」 巡,「哈,镜中的美人究竟是谁……啊,我吗」 红,「啊,对了。姐上相扑很厉害」 夏芽,「那是优点吗?而且根本看不出她很厉害」 和树,「不不,虽然她看起来这么纤细但是意外的很强大。不过怎么说我小时候经常被她扔飞」 夏芽,「那是会减分的因素……」 巡,「夏芽同学,来相扑吧」 夏芽,「哈!?我才不要,等、等一下!?别抓我衣服」 和树,「老姐可是很擅长抓对手的衣服的。我经常被她扯得四脚朝天嚎啕大哭」 夏芽,「咿呀————!?呀,快放开!衣服要掉了,要掉下来了!?」 巡,「哈哈哈,怎么样和树君,你的姐姐又强大又美妙吧」 ……心服口服。我在心里同意着。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夏芽,「……真是的,现在还在学习中。不要再玩了」 巡,「是」 吃了一记拳头的老姐总算是学乖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在认真搞学习。 …………………… ………………………………………… ………………话是这么说, 老姐和红那两个家伙……对苍木学姐说的话还真是顺从。 那对姐妹平时可是对他人的话语充耳不闻,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加上这一点,我感受到了另外一个违和的地方。 俩人对苍木学姐的反应,与恭次郎对苍木学姐的顺从有些不同。 她们并不像恭次郎那样因为畏惧苍木学姐而顺从她 而是出于对苍木学姐的信赖。 我盯着苍木学姐的侧脸。 ……还真是个严格而又固执的人呢。 厌恶人情世故与长晚之分的老姐和红能够与苍木学姐相处得这么融洽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夏芽,「不可以哟,弟弟君。注意力不集中了」 和树,「对、对不起」 巡,「因为身边有一个苍木学姐这样的美人,和树君紧张了」 红,「太下流了,兄长」 和树,「闭嘴!你也要事情要做吧……」 夏芽,「够、够了,别再调侃了!」 和树,「呃?」 不知为何苍木学姐红着脸发火了。 巡,「夏芽同学依然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 夏芽,「哎!?什什、什么嘛?我什么也没做吧!!?」 巡,「哦哦!什么都没做就把和树君俘虏了,夏芽同学还真是个魔性的女人~♪」 夏芽,「唔……说、说了、不是那样的!!!」 变成了老姐的火力集中点的苍木学姐与平时那个冷酷的学姐截然不同。 那是作为晚辈的我无法见到的表情,我不知不觉就看得入迷了。 巡,「像夏芽同学这么认真的人,一调戏就会有反应真是太有趣了。」 红,「夏芽殿下明明是长辈,可那青涩的地方还真是可爱。」 夏芽,「不要在本人面前说这种话啊,真是的……」 第一次看到苍木学姐的另一面。 由此可见老姐她们对苍木学姐的好感。 虽然平时威风凛凛的样子也不错…… 但是与这种与她的年龄相应的情感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 夏芽,「弟弟君也不要老盯着我看!」 和树,「对、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我在这个人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接下来又是一段默默无闻的学习时间。 和树,「嗯——」 这道题搞不懂啊。 虽然应该只是非常基础的知识…… 夏芽,「有什么弄不明白的地方吗?」 正打算去问的时候苍木学姐先发话了。 和树,「不是,只、只是……这里有点难」 和树,「不、不过没关系的,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夏芽立ち絵アップ 我不由自主地吞了口气。 苍木学姐非常自然地坐在了我旁边。 夏芽,「啊啊,这里啊,只要套入这个公式就行了。你看,像这样……」 苍木学姐的秀发在眼前摇曳, 可以闻到发香。 夏芽,「……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和树,「唉?啊、啊啊……麻烦再说一遍」 夏芽,「别老是发呆啊」 苍木学姐还是不厌其烦地又给我讲解了一遍。 而且还非常温柔。 和树,「明、明白了……」 夏芽,「好、辛苦你了」 和树,「不不……这道题我也不会做!?你不会生气吧?」 夏芽,「唉……在弟弟君心里我难道是那种可怕的人」 和树,「不、不是!?那个……」 夏芽,「你做不出题我生气也起不到作用啊」 夏芽,「你要是止步不前的话我倒是会生气,不过只要你肯上进我当然不会生气」 夏芽,「啊,不过,平时好好学习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不明白」 夏芽,「这一点也请你不要忘记」 苍木学姐还真是刚柔并济啊。 因此就算她很严格也会有那么多人尊敬她。 巡,「啊——学腻了」 老姐已经把考前复习抛在一边了。 这个态度还能保持好成绩还真是见鬼啊。 巡,「夏芽同学,差不多该休息一会儿了吧?」 夏芽,「巡,请你再拿出点干劲」 巡,「不不,累得我就算有干劲也拿不出来了」 夏芽,「我记得你刚刚说了『腻了』吧」 巡,「错觉,错觉」 夏芽,「哈……算了」 对学习厌烦了的老姐放弃了继续纠缠我们,而是选择了好好休息。 夏芽,「喝茶吧」 巡,「太好了」 和树,「口渴了吗」 巡,「不是,夏芽同学带了蛋糕过来哦」 红,「可以说咱是为了这个才努力学习的」 巡,「那,和树君,茶水就拜托你了」 红,「没错,咱们都让兄长参加学习会了,这点小事是当然的」 姐妹们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把麻烦事又推给了我。 和树,「是是,交给我吧……」 平时的话我也会嫌麻烦而跟她们理论的…… 不过现在苍木学姐在场,还是装个好孩子吧。 ;◆背景(暗転) ;◆背景(三枝家居間) 和树,「那个……茶叶在哪儿来着……」 在回到这边之前我可没少干家务活,技术方面的问题虽然不必考虑, 但是面对这三年不见的厨房,我不知道物品的摆放位置。 夏芽,「没事吧,弟弟君?」 和树,「苍木学姐!?怎、怎么了?」 夏芽,「打算过来帮忙的」 和树,「怎么行呢,您可是客人啊,请稍等一下」 夏芽,「不用客气的」 和树,「啊……」 苍木学姐微笑着站在我旁边开始帮忙了。 似乎是来过厨房几回,她非常熟练地动起了手。 长得漂亮,体育万能,成绩优异,家务上手,善解人意。 我们这些平庸的男人还真是难以接近呢。 夏芽,「弟弟君就把蛋糕端过去吧」 和树,「不好意思,都让您教我学习了,我还只能做端东西这种小事」 夏芽,「晚辈就不用顾虑这么多了。啊,令尊和令母的份我有准备,他们回来后请传达一下我的心意」 连我爸妈都考虑到了。太完美了。 能够和她并肩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男神呢。 羡慕的同时,不能不说还夹杂着一丝恐惧。 我一边思考一边倒茶 夏芽,「弟弟君,挺熟练的呀」 和树,「哎,是吗?只是倒点茶水……」 夏芽,「你好像经常下厨呢。明明是个男孩子还真能干」 和树,「是、是吗……」 我其实明白自己的家务活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好 但是一被她表扬,我的脸就条件反射般的红了。 夏芽,「恭次郎可是完全不会做家务,要是我和父母不在的话,他甚至什么都不干」 夏芽,「相比之下弟弟君要好多了」 和树,「哎呀、谢、谢谢」 话说恭次郎现在在干嘛呢? 既然跟我打了赌,应该也在拼命地复习吧? 和树,「那家伙,有好好学习吗?」 夏芽,「谁知道呢,还是那个老样子……」 明明打了赌,那么悠哉好么? 难道说有什么秘技吗? 夏芽,「你在担心恭次郎吗?」 和树,「啊、不是……」 怎么办。打赌的事情有点不好说。 苍木学姐这么认真,要是知道了我们拿考试成绩来打赌,会怎么想…… 夏芽,「…………你在隐瞒什么?」 和树,「不不!!没什么……」 夏芽,「……………………」 呜,无言的压力…… 和树,「怎么说呢,那个……我们以考试成绩,打了个赌……」 …………………… 结果,我把和恭次郎打赌的事情抖了出来。 应该会对把学习当儿戏的晚辈们生气的吧。 我是这么想的…… 夏芽,「是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很普通的反应。 夏芽,「能够和恭次郎好好相处真是谢谢你了」 反而被感谢了。 和树,「我、我才是,我的姐姐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夏芽,「呵呵呵,是呢,有点麻烦」 ……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苍木学姐给人以严厉的映像,宛如那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 但是今天的苍木学姐……就像是普通的女孩子。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回到了房间,四个人吃着蛋糕。 巡,「嗯,好吃。夏芽同学,麻烦再来一个」 夏芽,「一人一个」 红,「夏芽殿下,和咱交换一部分吧」 夏芽,「好的,我们换着吃吧」 面对甜食,苍木学姐和老姐她们一样,都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顺带一提,苍木学姐的吃相也很优雅,这深深地吸引了我。 夏芽,「??怎么了?弟弟君」 和树,「啊,没什么!很好吃」 夏芽,「是吗,那太好了」 巡,「……………………」 巡,「夏芽同学啊……」 夏芽,「嗯,什么事?」 巡,「夏芽同学,喜不喜欢和树君?」 夏芽,「…………呃?」 红,「…………」 和树,「…………」 这句话瞬场面瞬间凝结了。 夏芽,「……我不太明白巡你想说什么」 巡,「哎呀,倒茶的时候你们俩不是聊得很投入吗」 夏芽,「………」 苍木学姐面无表情地将茶端到了嘴边。 巡,「夏芽同学一定是喜欢上了和树君」 夏芽,「噗!!」 巡,「呜哇,喷出来了!快停下!?」 夏芽,「呼、呼、呼……!」 这么漂亮的人也会喷茶么…… 巡,「哎呀刚刚夏芽同学不是跟和树君在厨房聊天吗」 夏芽,「那、那又怎么了……怎么就变成喜欢了呢,不可理喻」 巡,「但是夏芽同学你从来没有和其它男人那样说过话啊」 夏芽,「只是说说话罢了。而且,那可是你的弟弟呀?不可能的」 红,「没错没错,兄长什么的根本配不上夏芽殿下」 和树,「闭嘴」 巡,「和树君又怎么看夏芽同学的事情呢」 和树,「你问我怎么看……」 巡,「前段时间你接夏芽同学电话的时候……」 和树,「啊——!!?别让我想起那件事!」 红,「电话?什么意思」 巡,「前段时间,一起去打扫泳池了吧?其实那个时候……」 和树,「那种事不说也罢!!」 夏芽,「电话?那个时候,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和树,「不不苍木学姐也快别说……」 巡,「哦呀,俩人的悄悄话吗?真可疑啊~」 夏芽,「不是那样的!」 这之后的休息时间,我和苍木学姐一直都在被老姐调侃。 但是, 苍木学姐也有否定得太彻底了…… 带着这种自己也搞不明白的心情度过了称不上休息的休息时间。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再次开始学习。 和树,「啊,我回一趟自己的房间」 巡,「哦呀呀,掉队了吗?」 和树,「不是的。去找下教科书」 ;◆背景(暗転) ;◆背景(和树部屋) 和树,「啊咧,去哪儿了……」 埋头找教科书的时候 巡,「和树君,浪费你一点时间」 老姐也跟了过来。 和树,「不行。我很忙」 巡,「有件事我想单独和你说一下」 和树,「给我回去好好复习……」 巡,「关于夏芽同学哦」 和树,「!…………什么事?」 虽然知道老姐的葫芦里肯定卖的不是好药, 不过一跟苍木学姐扯上关系就令人在意起来了。 巡,「说实话,和树君你怎么看夏芽同学?」 和树,「怎么看……」 巡,「想要关系更好一点吗,靠得更近一点吗……」 巡,「我可以帮你忙哦?」 和树,「………………真的?」 巡,「真的真的」 虽然非常可疑, 但我还是有所期待……果然是因为我是男孩子吗。 收到标题很工口的邮件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点开。 当便利店的女店员麻利地将零钱递过来的时候也会期待着『这家伙被我迷倒了』 巡,「刚才也说了,夏芽同学那么愉快地和男孩子对话还是第一次看到」 巡,「是和树君的话我倒是可以放心地将夏芽同学托付给你」 和树,「托付给我……苍木学姐根本就不需要我这种人吧?」 和树,「而且我连站在她旁边的……」 资格都没有,这种话说出来还是太令人伤心了 果然我还是很在意般不般配的问题。 巡,「和树君也那么想啊」 和树,「……是人都会那样想的吧」 巡,「嗯,我知道了。就算是我也无法轻而易举地向年长的帅哥搭话」 和树,「没错吧?」 巡,「不过,那是因为我喜欢年龄小一点的」 和树,「」你是认真的吗?」 巡,「认真的。夏芽同学再这样下去也真是可怜」 和树,「可怜……?」 巡,「大家都自顾自地认为自己配不上夏芽同学而避开她」 巡,「夏芽同学也是普通的女孩子啊。当然也想像个普通人一样地恋爱」 巡,「但是想要和夏芽同学门当户对可不容易」 巡,「和树君也要作为男孩子加油哦」 老姐很认真地对我说。 这应该是在为作为朋友的苍木学姐考虑吧。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她那份为朋友着想的心情………… ……………………………… 嗯,完全没有传达给我。 和树,「(别想耍我)」 再次回忆起前段时间发生的电话事件, 每当老姐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的时候,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小时候我都被她骗过多少回了。 但是啊…… 除去恋爱的部分,我对苍木学姐多了份了解也是事实。 巡,「没必要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再简单一点」 和树,「简单一点……」 巡,「要是成功和夏芽同学交往了……那对欧派可是任君享受哦!!」 和树,「……………………」 玩笑话先放一边,我到底该不该接受老姐的帮助? 虽然十有八九她是在耍我,但还是有那么点希望啊? ;>>選択肢 1.巡の助けを借りてみる ;>>選択肢 2.申し出を断る ;@select2 text1="1.巡の助けを借りてみる" storage1=009a.ks text2="2.申し出を断る" storage2=009b.ks ;フラグ3-選択肢1.txt ;>>選択肢 1.巡の助けを借りてみる 果然不想放弃任何希望。 为了尽可能地接近苍木学姐,我还是相信老姐一次吧。 和树,「……拜托了」 巡,「OK,交给偶吧」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我手拿教科书回到了苍木学姐所在的老姐的房间。 巡,「夏芽同学,这一科和树君不怎么擅长,教教他吧」 夏芽,「哎?好的……」 和树,「多、多多指教……」 苍木学姐坐在了我的旁边。 夏芽,「那……」 夏芽,「开……开始了哟」 和树,「好、好的!」 因为之前的尴尬,我们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移向了别处。 巡,「哈哈哈……」 老姐在旁边看着我们笑个不停。 明明说了要帮我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自顾自地开始读起书来了。 根本就是在耍我嘛。 果然不该期待她的,唉…… ……………………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缄口不言地自己看自己的。 和树,「苍木学姐,这里我不太明白」 夏芽,「这个呀,这里是……」 有不会的地方我就虚心请教,渐渐地,我们之间的空气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夏芽,「哈……」 和树,「(嗯?……呜哇)」 我一看才知道,学姐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和树,「苍木学姐,我离开一会儿」 夏芽,「啊,好的……」 我靠近老姐,用学姐听不到的声音悄悄地对老姐耳语。 和树,「(我说,老姐啊)」 巡,「呀!?怎么啦,一下子贴得这么近?是想让我兴奋起来吗!?」 呜哇,亲姐姐说出这种话还真是……烦死人了……。 和树,「不是的!我说,这云的走向有点怪啊……」 巡,「云的走向?今天晴空万里呀?」 和树,「能打你吗?呐?可以打你吗?」 巡,「真没度量,这种程度就生气的话可是泡不到夏芽同学的哦」 和树,「我知道!你不是要帮我吗?」 巡,「好好,这个嘛」 巡,「夏芽同学,来一下来一下」 夏芽,「什、什么事……?」 老姐把学姐拉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巡,「夏芽同学………………………」 夏芽,「………………」 巡,「…………所以呀……………………去吧」 夏芽,「为什么要特地去做这种事………………」 苍木学姐听了老姐的话后一脸诧异, 不知道老姐到底说了什么。 夏芽,「…………我明白了。我去,我去总行了吧……」 苍木学姐生硬地点着头结束了对话。 然后她独自回到了我的旁边。 和树,「苍木学姐?我姐对你说什么了?」 夏芽,「没什么……继续学习吧」 苍木学姐紧蹙的秀眉已经舒张开来了,又回到了冷酷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老姐说了什么,但总之问题是解决了。 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学习吧。 …………………… 学习一段时间后,我又有不明白的地方了。 和树,「苍木学姐,又有地方要请教你了呢」 夏芽,「哎哎!?不会吧、有、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和树,「哎……不、不可以吗?」 夏芽,「也、也不是不可以……」 话是这么说,可这个反应完全是不愿意我再去问她了呀。 和树,「不、不能问吗?」 夏芽,「不是!?不、不是这样的!在哪里……」 和树,「这里」 夏芽,「这、这里啊、这里的话……」 马上就回应了我的提问。 通俗易懂地向我解释相关知识点。 和树,「谢谢,我懂了」 夏芽,「是、是吗……那、那么……」 和树,「??」 苍木学姐扭扭捏捏地踌躇了一会儿,似乎是要下定决心做什么一样, 夏芽,「注,注意咯」 破釜沉舟地将手放在了我的头上。 ;◆イベント絵(頭なでなで) 和树,「等、学、学姐……!?」 然后,抚摸着我的头, 夏芽,「干、干得不错……」 带着僵硬的笑容表扬我。 和树,「~~~~!!?!?」 我被苍木学姐的突然行动惊得魂不守舍,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夏芽,「怎、怎么样?」 和树,「什么怎么样…………完全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夏芽,「呃!!?」 ;◆背景(巡部屋) 夏芽,「我、我说巡啊!?这根说好的不同啊」 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真的会去……啊哈哈哈哈哈」 夏芽,「笑什么笑!?真是的!!!」 巡,「怎么样啊,和树君。夏芽同学的摸头杀」 和树,「老、老姐、刚、刚、刚才的」 苍木学姐不可能自发地做这种事情的。 和树,「你给苍木学姐灌输了什么!??」 巡,「当然是两人和睦相处的方法啦。摸头的话和树君会很高兴地,关系也会变得融洽呢」 巡,「和树君肯定喜欢被摸头吧?」 巡,「我以前摸你的头的时候你很开心呢……」 和树,「我怎么不记得!别向她灌输这些奇怪的东西啊」 巡,「奇怪的东西?讨厌被夏芽同学摸头吗?」 和树,「也不是讨厌……」 巡,「对吧?肌肤接触是男女之间加深关系最好的方式,我认为」 和树,「这能算加深关系?」 巡,「当然能啊~。真不错,真不错」 我偷偷看了苍木学姐一眼。 夏芽,「……!」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她迅速地避开了。 这下完蛋了……。 巡,「啊,对了」 老姐小声地对我说。 巡,「夏芽同学也希望你一边说着『谢谢你教我学习』一边摸她的头呢,她会很高兴地」 和树,「别瞎扯了,绝对会真的生气的」 巡,「你真的这么认为?」 和树,「……什么意思?」 巡,「你认为夏芽同学会是那种『己所不欲,强施于人』的人吗?」 和树,「不,我不认为……不过这有关系吗」 巡,「真不聪明呢,和树君」 巡,「也就是说,夏芽同学也想被人摸头杀呢,和树君也愿意摸她的头吧」 和树,「哎!?」 巡,「刚刚我就说过了吧?夏芽同学也是普通的女孩子」 巡,「普通的女孩子被男孩子摸头杀的时候,心儿会跳得像条小鹿呢」 心跳得像条小鹿……。 我打断老姐的话,重新朝苍木学姐那边看去。 夏芽,「不要紧吧?」 和树,「让您担心了。然、然后……」 俺は思い切って蒼木先輩の頭へと手を伸ばす。 ;>>夏芽立ち絵アップ 和树,「谢谢你教我学习」 夏芽,「!!!??」 轻轻地抚摸着苍木学姐的头。 夏芽,「…………!」 这次是苍木学姐的表情凝固了。 虽然我摸了很长一段时间…… 夏芽,「你、你你、你在做什么——!!?」 和树,「对、对对对对不起——!!!?」 她气得涨红了脸。 和树,「老、老姐!?行不通啊!」 巡,「啊哈哈哈哈!」 到头来我和苍木学姐都被老姐耍了。 ;◆背景(暗転) 之后的时间也是在喧闹中度过的,跟苍木学姐的进展什么的…… ;◆背景(三枝家自宅外観-夕) 夏芽,「我回去之后也要好好学习哦」 巡,「是」 我们目送着苍木学姐回家。 今天的学习会不怎么顺利呢……。 明明有前辈帮忙,但我自己却没有好好静下心来学习。 而且,最主要的是…… 和树,「今天谢谢你了……」 夏芽,「哎,呃……」 我和她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尴尬了。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呢……。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室-夕) 和树,「啊——,今天倒大霉了……」 苍木学姐回去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为今天的事感到后悔。 被老姐骗了的自己真是个笨蛋。 突然去摸女性的头,常识上是不可能的吧……。 和树,「呜啊啊啊啊!时间倒流吧!」 我懊悔地倒在地上打滚。 ;◆効果音(携帯電話着信音) 和树,「什么情况?」 电话响了, 来电人是…… 和树,「苍木学姐!?」 我立马爬了起来。 这通我以为不可能会出现的电话使我紧张感布满了全身。 是因为我的非礼行为而再次来训斥我的吗? 和树,「…………喂喂」 夏芽,「那个……喂喂,我是苍木……」 和树,「你、你好……我是和树」 夏芽,「不好意思,突然打电话给你……」 好像苍木学姐那边要更紧张的样子。 我无意中想到以前我们通电话也是这种感觉呢。 和树,「怎么啦?」 夏芽,「今天的事对不起,是我心慌意乱了」 夏芽,「还有学习的事,我也没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吧?」 反倒是向我道歉了。 和树,「不不,没有这种事情。非常谢谢你」 夏芽,「是吗?那就好……那个……」 夏芽,「……………………」 和树,「……………………」 对话戛然而止。 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我就面红耳赤, 恐怕苍木学姐也是这样的吧。 夏芽,「抱歉,这种时候,应该由年长的我打开话题的……」 和树,「不用在意这些事情,就把我当做普通的后辈对待吧」 和树,「就像你对待园原一样」 夏芽,「这个不行,园原是我们部团的,而且是女孩子……」 和树,「那就恭次郎,把我跟那家伙等同看待吧」 夏芽,「跟弟弟一样看待,这也有这的难处呢……嗯……」 苍木学姐好像怎么都不能接受。 她平时非常爽朗,给人一种“犹豫就是在浪费时间”的映像, 这件事让她思索这么久,让我有些不可思议。 夏芽,「啊啊,讨厌……都怪巡说了奇怪的话……」 和树,「老姐?」 夏芽,「就是怎么才能和男孩子聊得投机一点啊……」 夏芽,「结果自乱阵脚,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夏芽,「哎,我为什么要告诉弟弟君这种事情呀?」 和树,「不不,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难道是苍木学姐在向我发牢骚吗?! 如果我拥有对女性循循善诱的技能,也许我也能风花雪月一把了吧…… 只能感叹自己的不争气与焦躁。 夏芽,「大概因为你是巡的弟弟吧,所以我不知不觉地话多了」 夏芽,「电话什么的……也是第一次呢」 和树,「哎?什么?」 夏芽,「都说了…………是第一次。像这样,跟家人以外的同龄男性通电话」 夏芽,「弟弟君是第一个……啊啊,快忘掉!!」 夏芽,「总之今天方方面面都对不起了。明天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再见,弟弟君」 我正想开口,苍木学姐已经挂断了电话。 和树,「……………………哈——」 我反复咀嚼着电话的内容,再次吃了一惊。 今天我算是瞥见了另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苍木学姐呢。 被老姐调侃,温柔地教我学习,与男孩子接触会感到困惑。 全是出乎我意料的事情,苍木学姐不仅仅有英姿飒爽的一面,同时也存在着可爱的一面。 这无疑让我觉得她更具魅力了。 ;フラグ3-選択肢2.txt ;>>選択肢 2.申し出を断る 和树,「不需要。反正最后肯定是落个被你玩弄的下场」 巡,「怎么,和树君累了不会再爱了吗」 我无视掉老姐的嘲讽,还是快点回去吧。 ;◆背景(暗転) ;◆背景(巡部屋) 回到了老姐的房间之后,我开始了学习。 红,「夏芽殿下,这道题的解法……」 夏芽,「那里的话,这样……嗯,就行了」 红意外的很认真。 苍木学姐更加通俗易懂地讲解了一遍,就像是宠着妹妹的姐姐一样。 而真正的姐姐却…… 夏芽,「……巡,为什么你在看漫画」 巡,「可不能小看漫画哦。如今的漫画可是有助于学习的」 夏芽,「别说傻话了」 巡,「啊,不相信我吗。你看这个,是关于历史的漫画,只要看一看就可以知道里面其实有很多内容的」 夏芽,「唉,比如说?」 巡,「织田信长其实是女的」 夏芽,「这个可不能参考!?」 巡,「新选组的人全是帅哥,但也是基佬」 和树,「……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人考试能拿高分」 巡,「和树君你呢?要不要也……玩一玩三国志里的人物全是萌妹子的游戏啊」 和树,「才不要」 巡,「可以和关羽H什么的哦!」 和树,「学习去哪儿了!?」 因为老姐一有空就缠着我,复习根本无法进行。 夏芽,「够了,巡!不要再妨碍弟弟君复习了」 巡,「不不不,我是在教他」 苍木学姐叹了口气之后,望着我们这对姐弟会心地笑了。 夏芽,「巡和弟弟君的关系真好呢」 巡,「也就那样吧。是夏芽同学和弟弟的关系处理得太差了」 夏芽,「话不能这么说,我和我弟弟的关系可是很普通的」 巡,「是吗?但是你弟弟如果是和树君的话可能关系就会好点儿了」 夏芽,「??为什么这么说?」 巡,「夏芽同学好像更加中意和树君的样子,我就想你是不是想要个和树君一样的弟弟啊」 夏芽,「弟弟……没错。比起恭次郎来说可是天壤之别啊」 巡,「没错吧?和树君可是最合适的弟弟了」 老姐朝我瞄了一眼。 ……为什么这种对话听起来不对劲呢。 这样下去苍木学姐根本就不会把我当做男人,而是单单的当做弟弟对待啊。 虽然这一点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但是断然否定的话总觉得有些可惜。 夏芽,「话说回来……呵呵,巡谈到弟弟君的时候就会特别开心呢」 巡,「因为弟弟很可爱呀」 夏芽,「啊,想起来了。之前,呵呵呵,听我说,弟弟君,巡她呀」 巡,「等,等一下,夏芽同学,不是说好要保密的吗」 夏芽,「巡她呀……之前把弟弟君的照片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哦」 老姐挂我的照片……? 和树,「……恶心死了」 红,「一脸厌恶呢」 巡,「因为太久没有看到和树君了嘛……不过,还是有些害羞呢,毕竟事情暴露了」 怎么办……完全高兴不起来。 老姐自顾自地翻出几张照片摆在桌子上。 巡,「在与和树君分别而感到寂寞的时候,我就靠这些照片来治愈自己」 老姐一脸怨妇地用手指爱抚着照片中的我, 巡,「这里还有个把弟弟胸部的衣服一卷起来,乳头就会弹出的装置」 和树,「那是什么狗屁装置!?」 巡,「和树君,过的还好吗……要是在那边乳头也能好好的勃起就好了……类似这样的思绪在脑海中萦绕」 和树,「你就想着那种恶心的事吗!?看着恶心的照片」 夏芽,「充满了姐弟爱……真是不错的照片……我感动得要流泪了」 和树,「前辈你什么泪点?!」 红,「另外还有兄长的画像,隔一段时间就想重温呢」 和树,「还有吗!?」 其它的照片果然也都是我的。 与男人用奇怪的动作勾肩搭背的我,被缅甸莽缠住而快要窒息的我…… 和树,「我说你们……别乱P我的照片啊」 红,「咱们还把这张照片送去男性偶像事务所去应征了」 和树,「别做多余的事情啊!?」 巡,「没通过书面审查。太残念了,和树君……要是脸再P好一点说不定能行」 在稀里糊涂的地方失败,而且还被安慰了…… 巡,「还有这种东西哦。母亲离开了儿子之后忍受不住寂寞做的……你看,和树手办1/8(已上色)」 和树,「我被手办化了吗————!?」 巡,「这个手办可是很厉害的哟。一按乳头……眼睛就会发射激光!」 和树,「什么狗屁机关!?为什么老在乳头上搞名堂!?」 夏芽,「……噗噗」 好像被带笼子了。 和树,「笑点!!」 虽然逗乐苍木学姐很开心,但是也很羞耻…… 和树,「没收」 巡,「还给我。那个可是有了不得的功能哦,和树君要是见识了的话……噗噗,一定也会开心的……噗哈哈」 和树,「……肯定又是什么无聊的东西」 巡,「稍等一下,要按装在菊花深处的前列腺按钮……」 和树,「为什么按钮要装在那里!」 老姐用手指不停地用手指爆着与我长得十分相似的手办的菊花。 看着都恶心。 巡,「前列腺开关……ON!」 老姐一刺激前列腺,和树1/8手办的双眼……射出了破坏死光! 双眼发光的同时,四肢的关节也噼里啪啦地开始变形…… 巡,「超変形!和树超级版!!」 和树,「我又不是车!?」 和树,「而且作为手办这性能也太高了吧!?」 巡,「本来还打算开发出蹂躏屁股手办就会变大的功能的……但是根据现在的科技无能为力」 和树,「老姐你够了……」 巡,「作为替代我给它安装了股间可以发射液体炮弹的功能。弹药是原味的可尔必思(译注:酸奶名)」 夏芽,「别这样了……弟弟君太可怜了」 苍木学姐边说边偷偷瞟着手办。 巡,「的确,擅自使用是不对的。侵犯了肖像权」 和树,「也没有侵权那么严重……」 巡,「抱歉。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请笑纳?」 老姐边说边递过来一个茶色的信封。 和树,「这是什么……钱?搞什么啊!?」 巡,「在网上贩卖的收入。分配给模特一部分」 和树,「贩卖?什么东西?」 巡,「手办」 和树,「…………」 和树,「我的手办还被贩卖了吗————!?」 之后,手办当然被没收→破坏,贩卖网站也被我注销了。 夏芽,「你也真惨呢,每天被巡玩弄……」 和树,「唉唉,早就被搞怕了……要是能当苍木学姐的弟弟多好……」 巡,「那就当吧」 和树,「…………哈?」 巡,「机会难得,干脆以后就把夏芽同学叫做『姐姐』怎么样?」 和树,「哈?」 红,「哦哦,这个好。对夏芽殿下怀柔让她成为咱的家人」 红不知为何也来了兴致。 我偷看了一下苍木学姐的脸色 她很困扰地向我送来了『别这样』的视线。 和树,「那种事不可能的吧」 巡,「为什么?你讨厌把夏芽同学叫做姐姐吗?」 和树,「倒不是那样的,老姐你只是想调侃我们吧?」 巡,「不是的,只是想让你们关系好点罢了,我说过的吧」 巡,「这样的话夏芽同学也会轻松些吧?」 夏芽,「完全没有。巡你不要再说奇怪的事情了」 巡,「是吗?既然你俩这么说的话那就算了」 巡,「不过,希望夏芽同学以后能把和树君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呢」 巡,「和树君的话就算把他当做垃圾也玩不坏呢」 和树,「你把我当什么了!?」 巡,「和树君你难道不想和夏芽同学情同姐弟吗?就像我和你一样的姐弟关系」 和树,「与老姐的姐弟关系,绝对不是普通的姐弟关系!?」 夏芽,「你活得也真是累呢……」 苍木学姐送来了同情的目光。 结果,我还是不明白老姐的行为有什么深意。 到底是真心希望我和苍木学姐关系好,还是单纯的把我当玩具呢。 不论如何,作为被老姐玩弄的同盟,感觉我们的关系要亲近些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背景(暗転) 学习会也鸡飞狗跳地结束了。 ;◆背景(三枝家外観-夕) 夏芽,「没有起到作用,真是抱歉」 和树,「不,我这边才是浪费了您宝贵的时间……」 苍木学姐回去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了。 看来学习会是失败了。 何止是没有推动学习的进程,还给苍木学姐舔了那么多麻烦…… 苍木学姐回去之后, 巡,「哎呀,今天要是能跟夏芽同学搞好关系就好了的说」 和树,「……我倒是觉得老姐你只是在单纯的耍我」 巡,「才没有那种事,夏芽同学和男孩子那么亲密地谈话还是第一次看见啊」 巡,「关系还能维持下去就好了呢,『作为弟弟』」 『作为弟弟』的部分被强调了。 巡,「啊啊——和树君要是能积极一点的话……」 就能与苍木学姐更亲近~……是想这么说吗? 巡,「就会更有趣的说~」 还是被当做玩具了吗!? ;恭次郎追加.txt ;>>合流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假期告罄,期中考试总算是来临了。 我把精神集中到发放下来的试卷上。 和树,「(冷静点。先回忆自己都做了什么……这一个星期,我都做了……)」 加入了鸡犬不宁的学习会, 还有赌输的准备…… 我将视线从试卷上移开,呆呆地眺望着窗外的景色。 ……没救了呢。 跟预想的一样,考试不好不坏,处于很微妙的情况。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 恭次郎,「我要死啦——」 千乃,「这还是第一天哦——」 考试第一天结束了,我和恭次郎,千乃还有玉森一起回家。 和树,「玉森呢?考得怎么样」 樱,「这个嘛,感觉良好」 和树,「唉,是、是吗……」 樱,「啊哈哈,为什么三枝君好像动摇了?」 和树,「哎呀,有那么一点点……恭次郎你呢」 恭次郎,「……明天会下雨吗」 樱,「就算是下雨考试也不会中止的哦?」 恭次郎,「那要怎样考试才会中止呢~」 看来恭次郎的结果惨不忍睹。 千乃,「刮台风的话说不定会中止吧?」 和树,「那也不会。顶多就是延期一两天」 恭次郎,「要是恐怖分子冲进教室的话,肯定会中止的吧」 和树,「……亏你都这个年纪了还有那种蠢到冒烟的想法」 千乃,「哎ー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啊ー?妄想着上课时有一群持枪的恐怖分子冲进来,然后我用一把匕首将他们全部放倒」 不忘中二的家伙。 恭次郎,「我也是我也是。女生们都被扒得一丝不挂,在我的面前被逐个强奸这种展开」 恭次郎,「虽然想要救喜欢的妹子,但是自己却被枪指着……啊啊,尽管很不甘心但视线就是无法离开强奸现场!……这样」 樱,「最差劲了」 千乃,「绅士啊,恭次郎君」 恭次郎,「呃~?和树也是这样的吧?」 和树,「不,完全没有」 从大家的对话里,我大概摸清楚了考试的结果。 以考试成绩打的这场赌,情况不容乐观。 玉森跟千乃都和平时一样感觉良好,而我跟恭次郎却有些糟糕。 千乃,「我听说,不管是什么请求都要答应吧~」 恭次郎,「这么快就以胜者自居,还是太年轻了。一不注意可是会被我们翻盘的哦」 你还真是乐观啊。 和树,「关于这件事」 樱,「打赌的事吗?」 和树,「啊啊。关于败者要无条件服从胜者的命令这条规则……」 和树,「现在一想,有点那啥呢,伦理方面的」 千乃,「呜哇,和君想落跑,太蔫了」 和树,「我赢了的话可是会做性方面的要求的。你们有那个觉悟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恭次郎,「没问题。我洗干净菊花等着」 和树,「又没问你!?」 千乃,「呵呵呵,想唬我们吗,和君?不要紧~对象是和君的话我倒是不嫌弃」 和树,「不嫌弃吗!?」 千乃,「你呢,小樱」 樱,「我、我我我我!?不、不要紧的,危险的时候我会叫警察的」 对女生阵容的威慑没有效果。 呜姆,这样下去肯定要接受惩罚游戏的…… 千乃,「这么没自信吗,和君?那我就把我胜利的秘诀传授给你吧。就是这个」 和树,「……什么东西,面包?」 千乃,「没错!头脑面包」 千乃,「吃了脑袋会变聪明哦。我考试的时候就吃这个」 和树,「我觉得那纯粹是你有实力……」 樱,「我认为那是千乃酱平时努力的结果」 恭次郎,「搞什么,太诈了吧!分我一点啊」 千乃,「500元一个」 恭次郎,「奸商啊!」 这时, 夏芽,「啊啦,弟弟君和恭次郎。另外的两位是朋友吗?」 恭次郎,「呃,姐姐……」 和树,「你好,苍木学姐。正打算回家吗?」 夏芽,「嗯嗯,你们也一样吗?」 和树,「是的。那个……」 瞟向了千乃和玉森、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ガーン!) 樱,「咿——!!」 千乃,「阴魂不散啊!!」 和树,「对了ーーーーーー!!!」 我还没有向她们解释和苍木学姐的误会呢! 夏芽,「??」 ;◆背景(暗転) ……………… ………………………… 我向她们俩说明了苍木学姐的事情。 ;◆背景(学園外観) 千乃,「我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夏芽,「好像发生了些我不明白的事情……不过算了」 夏芽,「重新说一遍,我是恭次郎的姐姐苍木 夏芽」 樱,「初、初次见面,我是玉森 樱」 千乃,「五味渕 千乃!给您添麻烦了……」 和树,「苍木学姐一个人吗?可以的话一起回家吧?」 千乃,「(哦,真不像和君的积极性)」 夏芽,「要是不会妨碍到你们的话,那就这样吧」 ;◆背景(暗転) ;◆背景(樱並木) 加上苍木学姐一共五人一起回家。 我和苍木学姐走在前面,后面是千乃,玉森还有恭次郎。 这样一来,就完全变成了我和苍木学姐闲谈。 夏芽,「那么?考得怎么样,弟弟君?」 和树,「嗯,一般般」 夏芽,「一般般,有点靠不住啊」 和树,「啊,不过您在考前复习的时候教了我那么多东西,很有帮助呢」 夏芽,「是吗,那太好了」 只有我和苍木学姐在说话。 可能也是因为上级生的原因,其它的人根本无法加入对话。 苍木学姐还真是给人留下了恐怖的印象呢……明明只要跟她说说话就会发现她很普通的。 恭次郎,「(和树那家伙,什么时候和姐姐把关系搞得这么好了……?)」 千乃,「(和君有那么会策妹子吗)」 樱,「…………」 千乃,「(小樱?)」 樱,「(啊,嗯……对了)」 千乃,「(……??)」 ;◆背景(暗転) 就这样走到了车站。 由于苍木姐弟要乘坐反方向的电车,我们就在这里分别了。 剩下我,千乃还有玉森乘上了回家的电车。 ;◆背景(電車内) 找到空座位坐下之后,我回想起刚才的事情。 ……嗯,和苍木学姐很普通地说上话了呢。 之前都是因为我单方面地制造壁垒,才无法好好交流。 和树,「(虽然考前复习的成果有些微妙……但至少和苍木学姐缩短了距离)」 千乃,「好,我有话要问和君」 和树,「什么事?」 千乃,「你和苍木学姐什么时候那么要好的?」 和树,「不不,也没有……那么好吧」 樱,「我,我也……想知道」 和树,「呃」 樱,「啊,那、那个,苍木学姐又漂亮,还是上级生……能够和她关系好可是很厉害的……」 和树,「啊啊……我姐和苍木学姐是朋友,前段时间她来我家参加学习会,顺便也照顾了我的复习」 千乃,「……只是这样?」 和树,「没错」 千乃松了口气, 千乃,「啊——这么回事啊」 这是什么反应……。 千乃,「不过可以和上级生交朋友还真厉害呢」 和树,「朋友什么的就算我厚着脸皮也攀不上,只是熟人罢了」 千乃,「那也很厉害啊。不愧是和君」 樱,「………………」 千乃,「话说上级生教你搞学习的话……还真是有些威慑力呢」 千乃,「为了不输给和君,我们也必须快点回家复习明天要考的科目了,小樱」 樱,「嗯,没错」 和树,「不不,你们俩也是竞争对手啊!?」 然后我们就一直聊着考试的事情。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里沙,「哟,把三枝脸给我叫出来」 和树,「哦~你才是那啥脸呢」 恭次郎,「嗯,这小矮子谁啊?和树你朋友吗?」 和树,「不不,并不是……」 里沙,「小矮子?那是你吧?」 里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树,「有那么好笑吗!?」 恭次郎,「喂,和树,这家伙脑子不好使吧?」 和树,「是、是的,恶心死了……快走,恭次郎」 恭次郎,「哦」 里沙,「喂、喂,等一下……」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里沙,「等等我!」 恭次郎,「咿,追上来了」 和树,「快跑」 里沙,「等,等等,等等我……!」 恭次郎,「快跑快跑~」 和树,「わぁー」 里沙,「…………」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 恭次郎,「呼~好像甩开了」 和树,「嗯」 里沙,「也就这点能耐啊」 恭次郎,「!!」 和树,「又来了!?」 里沙,「跑了那么久,都湿乎乎的了」 里沙,「跑了那么久,都湿乎乎的了」 里沙,「跑了那么久,都湿乎乎的了」 和树,「说了三遍!?」 不会是bug了吧 恭次郎,「湿乎乎的吗,我比较感兴趣呢。主要是哪里湿乎乎的?」 里沙,「首先是自我介绍,我叫寿 里沙,寿 里沙」 恭次郎,「人家叫苍木 恭次郎,苍木 恭次郎」 里沙,「哈哈哈,我们好像很合得来呢」 恭次郎,「人家也这么觉得,哈哈哈」 和树,「……………………」 搞什么啊。 这对活宝要是凑到一起去了……没问题吧。 ;◆背景(暗転)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背景(教室) 课间休息, 千乃,「那么,大家一口气都把自己的掏出来吧」 恭次郎,「掏出来!?在这大白天的!?」 和树,「只是考试结果啦,大白天很正常吧」 樱,「啊,不过考虑到隐私问题,在教室外面看会比较好吧……」 和树,「真像个啰嗦的老妈……」 其中考试结束了,所有科目的考试成绩都出来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四个聚在一起,相互给对方看自己的成绩。 结果是…… 千乃,「期中考试排行,第一名……是谁呢是谁呢!」 千乃,「恭喜,小樱!」 第一名是玉森,之后是千乃,然后是我,最后一个是提出打赌的恭次郎。 樱,「谢谢,小千乃。在一起学习真是太好了」 千乃,「嗯嗯,我一直都相信小樱会胜出的」 虽然输了,千乃却将玉森的胜利当做是自己的一样欢呼。 玉森当然也很高兴……关系好过头了的两个人。 恭次郎,「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欣喜的两位女生旁边,主办者夹着尾巴发着牢骚。 和树,「打赌就是这么回事,没办法。比起发牢骚,还是一起为她们庆祝吧」 恭次郎,「哎呀,这我还是明白,我也算个大人了。鸡鸡也已经是气派地大人了,所以内裤的尺寸是L」 和树,「你是根据那东西选内裤的尺寸的么?选法错了吧」 恭次郎,「但是呢,考试成绩却是最糟糕的不及格,打赌赌输了」 恭次郎,「要是错过了让恭次郎大人任意做一件事的机会可就……」 恭次郎,「事到如今还高兴个屁呀!怎么不六月飞雪!」 樱,「啊、啊哈哈……没及格真是太可惜了……」 千乃,「再不好好学习可不行了哟——」 恭次郎,「…………呜咕」 半崩溃的恭次郎靠在了我的膝盖上,我不屑地把他抖开了。 恭次郎,「我想让同级的妹子为我做任意一件事啊————」 和树,「不哭不哭,下次再赌吧」 恭次郎,「即使是同级的男生,我也想让他为我做任意一件事啊……咕呼」 和树,「这句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啊」 恭次郎,「再勤奋一点读书就好了……为什么我要浪费时间呢……」 千乃,「不及格……真有点麻烦呢」 樱,「三枝君好像没问题,总之苍木君补考结束就有时间了吧?」 和树,「哎?什么意思」 千乃,「嗯,等一下」 樱,「呐」 和树,「??」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如此这般之时,宣告上课的铃声响了。 樱,「那待会儿见,后面就拜托你了」 千乃,「了解」 和树,「嗯?刚刚是什么事?」 千乃,「呵呵,没什么~」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玉森回到了自己的班级之后,班会开始了。 担任,「呃,今天的主题是大家都熟悉的创立祭」 和树,「创立祭?」 作为转学生的我根本不知所云。 问问旁边的恭次郎好了。 和树,「创立祭是啥?」 恭次郎,「呃?啊啊,和树君」 恭次郎,「创立祭就是呀,就是为了庆祝学校创办日的祭奠,差不多就是文化祭」 和树,「唉……」 根据班主任的话,好像今天是要选出创立祭的执行委员。 好像是必须每个班配备至少一男一女两个执行委员。 嗯……我才刚来这所学校没几天,这种麻烦的事情还是pass好了。 似乎其他同学也是这样想的,没有一个人有参加的意图。 和树,「恭次郎上吧,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近女孩子哦」 恭次郎,「不要,太麻烦了」 和树,「可以轻松地闻到搭档的女孩子的秀发哦。爽得不要不要的!」 恭次郎,「我是变态吗。话说会被老师狠狠批一顿的吧」 和树,「这算表扬吧,对你来说」 恭次郎,「为什么!?而且我还要补考。和树你上吧」 和树,「才不去,那种必须注意气味的工作」 恭次郎,「跟气味没关系吧!?」 只要工作擦了麻烦的边, 千乃,「嗨,我要当」 其他学生立马议论开来。 这是当然的,毛遂自荐去干杂务的人凤毛麟角。 千乃,「啊,是我和和树君一起担任!」 和树,「呃…………」 我!?? 为什么由你决定啊!?就在我打算强烈抗议的时候, 千乃靠近我的耳边,用周围听不见的声音对我耳语。 千乃,「你可不能拒绝。这可是惩罚」 惩罚? 突然反应过来,惩罚指的是期中考试成绩赌输了的事。 和树,「……等等,赢了的是玉森吧。只有玉森才能像我提出羞耻的要求」 千乃,「为什么限定羞耻的事?」 和树,「只要我全裸,她就放过那些孩子」 千乃,「不明觉厉……」 千乃,「我说呀,关于惩罚这一点小樱已经对我说过——交给你了。所以听我的话吧」 难道说,玉森离开时说的『多多指教』指的就是这回事。 算了,千乃不可能撒对玉森不利的谎。 和树,「……照你的指示全裸就行了吧?」 千乃,「不用脱啦」 担任,「三枝,名字是报上来了,结果到底怎么样,做还是不做,不想做的话拒绝也没关系的」 千乃,「和君,一起来吧?」 和树,「呜咕……」 虽然对方是千乃,但要拒绝女孩子的邀请还是很困难的。 而且作为惩罚来说我应该要无条件服从…… 和树,「啊啊,我知道了……我干,我参加」 结果还是担任了执行委员。 千乃,「和君……一起加油吧」 和树,「用惩罚强制我去还说得出这种话,服了你……」 ;◆背景(暗転) ;◆背景(空) ;◆背景(学園外観)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背景(教室) 放学后。 恭次郎,「和树,今天去干嘛?还是去游戏厅消磨吗?」 和树,「嗯,也是啊」 正在和恭次郎讨论放学之后去哪儿, 千乃,「等等,和君!不可以回去哟!执行委员要开会呢」 和树,「啊咧,是吗?」 千乃,「别装傻」 和树,「抱歉抱歉,刚刚还记着的」 千乃,「真差劲!?」 和树,「就是这样,恭次郎,你一个人回去吧」 恭次郎,「咕……!狗叛徒」 虽然是麻烦的会议,不过放学后能和女孩子一起打发时间就已经是万幸了。即使对方是千乃。 和树,「啊,会议什么的还真是要命呢。但也没办法,这是义务,我必须要和千乃两个人去」 恭次郎,「爆炸吧!碎到以克为单位!」 千乃,「恭次郎君没及格呢,可不能再这样玩下去了,快回去好好学习吧」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目送了为补考伤脑筋的恭次郎之后,我和千乃两人朝会议室走去。 和树,「话说,为什么要我当执行委员作为惩罚啊」 千乃,「呵呵呵,这个嘛……啊!」 在前方发现了什么的千乃用手指着一个地方,仿佛在说那就是答案。 樱,「小千乃,怎么样?」 千乃,「嗯,情况不错」 玉森挥着手朝我们这边跑过来。 从表情来看应该是在等我们。 樱,「是吗,太好了……把三枝君也牵涉到奇怪的事情里真是对不起」 千乃,「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仨人一起当执行委员,肯定会很开心的」 和树,「……嗯?仨人一起?」 樱,「嗯。我也是执行委员……所以,是一起」 玉森开心地笑着。 如果这份笑容是自然流露的……我也能理解为什么玉森那么受欢迎了。 千乃,「那我们快点去会议室吧」 樱,「那我要在小千乃的旁边」 千乃,「和君就在我的右边吧。我在正中间,像三明治一样」 和树,「是是……」 千乃,「左边是小樱,右边是和君。我的春天啊!我的春天来临了」 三个人肩并肩走着,不时手腕还会碰到对方。 和树,「话说啊,就是关于惩罚的事」 樱,「嗯,抱歉,有些突然吧……是我拜托千乃这样做的」 那么可爱地吐着舌头道歉,我的所有抱怨都说不出口了。 和树,「不不,没什么大不了的……」 樱,「前阵子我和千乃两个人商量过想要和三枝君仨人一起尽情享受创立祭呢」 千乃,「所以呢,在听说和树和恭次郎在用考试成绩打赌的时候,我就想起了这回事」 樱,「我和小千乃,不管哪边赢了作为惩罚的要求都是相同的」 和树,「呼……是这么回事啊」 千乃,「虽说是惩罚,但我还是希望和君能真正去享受创立祭的」 樱,「苍木君的不及格确实是意料之外……必须要先考虑补考的事呢」 千乃,「和君愿意和我们一起努力吗?」 和树,「………」 樱,「我也觉得三枝君能答应的话就太好了」 两个女生又重新拜托我。 这种情况,我又如何拒绝。 反倒是…… 和树,「你们很普通地来邀请我的话,我也会二话不说答应的啊」 樱,「呃……真的?」 与女孩子们一起享受学校的活动……这是所有男生的天性。 反倒是我还要去拜托她们呢。 千乃,「也就是说,执行委员的是就很平常地拜托你,惩罚换成其它事情……」 和树,「哈哈,已经晚了。不能改变惩罚内容」 千乃,「呜,亏大了。要是能把你钱包里所有的东西掏给我就好了」 和树,「腐败的友情!」 ;◆背景(暗転) ;◆背景(電車内-夕) ;▼-Y 効果音未処理 ;◆効果音(電車内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ガタン) 执行委员的会议结束了,仨人踏上了归路。 因为我们下车的站台都一样,所以理所当然地一起回家了。 千乃,「听我说听我说,我试着把最近热议的“舔舔”油拌饭吃,结果我吃了好多饭呢。都快要叫它“下饭君”了」 樱,「啊哈哈,不过我对气味比较敏感,应该没办法总是吃那个呢」 和树,「…………」 我呆呆地听着坐在座位上的两个女生的谈话。 ……这两个人关系还真好呀。 明明一直都在一起,从学校到电车里,总有讲不完的话题。 ……虽然谈不上疏远感,但感觉要加入她们的对话有些困难呢。 千乃,「小樱呀,最近有在意的男孩子吗?」 樱,「呃呃呃?你突然这么问」 和树,「我说,有男生在场这种话题还是……」 又不是女生畅谈会。 千乃,「最近转到我们班的转学生,怎么样?」 樱,「唉?很、很……普通、呀?」 和树,「别当着我的面说啊!?」 她俩完全沉浸在了二人世界当中,我的话被当成了耳边风。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千乃,「再见,我先走了」 和树,「哦,辛苦了」 千乃,「两位要和睦一点回去哦」 和树,「呃……」 樱,「那明天见,小千乃」 千乃,「再~见~~」 千乃不断地挥着手离开了。 留下我和玉森。 等等。 和树,「咦,玉森你家……」 樱,「三枝君是要往那边走吧?我家也是在那边哦……」 和树,「是、是这样吗」 樱,「我们一起回家吧?」 玉森在千乃走后毫不含糊地向我问道。 和树,「好、好的、我们走吧……」 玉森反倒是很从容。 只有我一个人在在意和异性一起回家这件事。 樱,「??怎么啦?」 糟糕,仅仅是跟可爱系的女孩子独处就心神不定的我好像暴露了。 和树,「啊,没什么。我在想千乃就这样回去了呢……」 玉森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合起双手 樱,「对不起,我没有小千乃那么幽默,让您感到无聊了」 和树,「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和树,「原来你家比千乃家还要近啊,以前都不知道哎」 樱,「是呢,我也不知道。」 和树,「也许我们以前多次擦肩而过呢」 樱,「嗯,是呢」 一边不着重点地交谈一边回家。 我被这气氛弄得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了,玉森还是笑脸盈盈地听我说着。 不愧被称作校园偶像啊。 始终保持着自然的笑容的玉森对于没有女朋友的时间等于年龄的我来说还是太耀眼了。 和树,「不能大意……」 樱,「?」 现在我的目标,是…… 即使是跟玉森独处,也要保持平常心。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走到十字路口时玉森停了下来。 樱,「我往这边走了……再见,明天开始好好加油哦」 和树,「啊啊,明天见」 我一直目送到看不见玉森的背影为止。 就在玉森的身影消失的时候, 巡,「啊咧?和树君,这种时候你在这里干什么?」 紅,「傻站着可是会被车碾的哦,兄长」 和树,「……你们倒是在干什么,又去闲逛了?」 紅,「真失礼,咱们可是忙创立祭而离校迟了!」 和树,「是吗,再见」 巡,「等等,不跟姐姐一起亲密地回去吗」 没办法,只好跟她们一起走到了家门口。 巡,「话说回来和树君当了创立祭的执行委员吧?」 和树,「!?是啊,你为什么知道?」 巡,「这个呀~,听说还跟千乃……玉森」 老姐微笑着说出了玉森的名字。 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看到了刚才我和玉森的交流。 紅,「yusen?那是谁,姐上?」 巡,「简短地描述的话,就是学园偶像级别的存在」 紅,「嚯,也就是兄长盯上了那个叫做玉森的女人吗」 巡,「无谋也要有个度啊」 和树,「别瞎猜,不是那回事」 ……我自己都不清楚我跟玉森的关系会怎样发展。 今天的交流虽然还不错,明天创立祭的准备可要正式开始了。 在准备期间多努力一点的话……也还是……有可能的! 我对未知的明天充满了希望。 ;◆背景(暗転) ;◆背景(空) 第二天,创立祭准备正式开始了。 因为离创立祭时日不多了,所以大家都忙得热火朝天。 ;◆背景(学園廊下) 执行委员,「那就麻烦你把这些东西搬过去了」 和树,「明白!」 一到午休,身为执行委员的我,玉森,还有千乃就去忙工作了。 首先是搬运材料。 平时的话我肯定是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干这些无聊的体力活…… 樱,「三枝君,一次性抱那么多吃得消吗?」 和树,「轻而易举。体力活就交给男人吧」 千乃,「没事的,和君可有力气了」 樱,「是吗?不要勉强自己哦」 三人一边闲聊一边前进。 途中,有一件事让我在意很多回了。 男学生A,「呀,玉森同学,忙当执行委员的工作?」 樱,「嗯,以后每天都要做呢」 男学生B,「哦哦,玉森!搬着这么重的东西呢,交给我吧,我来帮你搬过去!」 樱,「啊哈哈,我们有三个人,谢谢你的好意」 再次感受到玉森的人气有多高。 路过的男生都蹭上来搭话,玉森委婉而巧妙地推脱着。 男学生Y,「不重吗?」 男学生Z,「要我帮你拿吗?」 樱,「谢谢。不要紧的」 玉森对上来搭话的男生笑脸相迎。 果然是学园偶像当久了, 都已经习惯这种场面了吧? 然而…… 男学生Y,「没事没事,我都说了帮你拿了,来来」 被拒绝的男生开始纠缠不清了。 樱,「唉,这个……真的没关系的哟……」 玉森想要推托掉那个男生然后离开,旁边的男生们可不干。 这种情况就算是玉森也会困扰吧。 好,这种时候就让我…… 千乃,「喂喂,抱歉,我们有急事」 千乃温柔地握住了玉森的手, 樱,「小千乃?……呀!?等、等一下……」 牵着她飞快地跑了起来。 千乃,「给我让开给我让开!」 樱,「小千乃!等、等等……!」 宛如来拯救困境中的王子一般。 冲开男生们组成的人墙逃了出去。 剩下来的我和那群男生呆然地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 男学生Y,「又被五味渊捡了便宜……」 男学生Z,「嘛,一对百合,也还不错……」 面对习以为常的展开,男生们苦笑着离开了。 学生们离开之后,留下的只有…… 和树,「千乃那家伙,把材料弄得这么乱……」 匆忙逃离的千乃和玉森留下的材料。 ……做事不顾后果也是有千乃的风格呢。 也不能把这些东西扔在这,我只好把它们捡起来,然后去找那两人。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把零零散散的材料全部捡起之后又走了几分钟,我才追上千乃她们。 千乃,「啊,和君真慢啊」 和树,「怪我咯……你们突然就跑掉了」 千乃,「那群男生呢?」 和树,「早散了」 千乃,「啊,太好了」 樱,「呜呜呜……小千乃,谢谢你~」 千乃,「这样可行不通哟,小樱,不强硬点拒绝那种人的话,他们会不厌其烦地缠着你的」 樱,「嗯,我也想这么做……哈呜」 看来玉森也只是故作镇定呢。 她好像是因为感到安心而差点坐在了地上。 千乃,「哇!没事吧,小樱?」 樱,「千、小千乃……谢谢了」 千乃就顺势将玉森搂在了怀里。 千乃,「小樱你太让人操心了……根本没法放你一个人呢」 樱,「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千乃,「并不是麻不麻烦的问题啦……我没办法一直陪在你身边啊」 樱,「但是……今天你就在我的身边啊……」 千乃,「果然是宠坏了呢」 和树,「………………………………」 这什么情况! 一对女生深情地相拥着,我在旁边看着都脸红了。 千乃,「怎么啦,和君?」 和树,「不不,没什么」 千乃,「??」 …………而且, 在我看着这幅场面想象着邪恶的事情的时候, 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另一个念头。 和树,「……千乃,你变了呢」 千乃,「嗯?什么变了?」 和树,「欧派」 千乃,「突然间搞什么呢!??」 和树,「开个玩笑,你比以前要坚强多了」 和树,「以前只是个悠悠哉哉的只会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女孩子呢」 像是去帮助谁,甚至是牵着别人的手强行把别人拉出困境这些事情…… 完全无法想象以前的千乃会有这么做的一天呢。 千乃,「我可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和君」 樱,「嗯。小千乃一直都支撑着我呢」 樱,「每次在被告白的场合,都是小千乃救了我」 和树,「哎……」 有些佩服在我不知不觉中长大了的幼驯染呢。 只是最后关头有些掉以轻心,马虎大意了……。 和树,「有干劲当然好,不过你拿的东西可散了一地」 千乃,「啊……啊啊啊!?对啊,必须去捡回来」 和树,「我已经捡过来了」 千乃,「捡回来了吗?谢谢你,和君~」 樱,「……………………」 和树,「怎么啦?」 樱,「……啊,不!没事!对、对不起,三枝君,都怪我……」 玉森一边道歉一边打算将自己拿的材料接过去。 和树,「没事,就快到目的地了,就让我一个人拿吧」 樱,「但、但是……这样不好」 和树,「没关系」 总让千乃出风头可不妙。 至少要搬搬东西让她也注意注意我。 千乃,「呵呵呵,加油呐~,和君」 和树,「……搞什么,这种话里有话的说法」 千乃,「没什么~。和君也是男孩子呢~」 樱,「???」 似乎只有千乃看穿了我的想法。 千乃,「那么,工作再次开始~」 和树,「啊,别一个人先跑啊,千乃!」 樱,「等一下,小千乃!」 ;◆背景(暗転) …………………………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啊,终于弄完了」 千乃,「休息时间也要工作,感觉上课会很难熬呢」 午休结束的时候,忙完了工作的我们回到了教室。 虽然只是搬运些材料,不过加上千乃她们的份还是累得腰酸背痛了。 千乃,「和君你腰疼吗?」 和树,「不不不,没事。我年轻着呢」 千乃,「那你怎么弯着腰」 和树,「都说了没事……别摸啊,好痒」 千乃,「我帮你揉揉,来来,把衣服脱了」 和树,「给我够了!」 樱,「…………」 樱,「啊,那个」 和树,「嗯,什么事?」 樱,「……啊,那个,三枝君你下节课要去别的教室上课吧?不快点准备可就不妙了……」 和树,「呜啊,糟了,忘了这出!」 玉森的话让我记起来了。 下节课是多班合选的课,所以要去其它教室上课。 和树,「那再见了,玉森」 千乃,「再见~」 樱,「嗯。再见」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我匆匆回到教室做上课的准备, 千乃,「和君,过来一下好吗?」 和树,「什么事,一张那么认真的脸」 千乃,「和君,你怎么看小樱?」 和树,「……你想说什么?」 千乃,「嗯,其实啊……」 千乃,「小樱不管是在男生中还是女生中都很有人气哦」 千乃,「但是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却屈指可数呢。尤其是男生,她没有一个男性朋友呢」 和树,「……是这样吗?」 真意外啊,那么有人气的人,男朋友先不说,朋友之类的一二十个可谓是手到擒来吧。 千乃,「难得的校园生活,又难得的有有这么高的人气,要是一直这样没朋友下去可就太悲剧了」 千乃,「所以,我想为小樱找一个能够和她自然地对话的男性朋友」 千乃,「我能够拍着胸脯推荐的也只有和树君了呢」 千乃微笑着对我说,言语中并没有一丝恶作剧的意思。 千乃,「和君你愿意成为小樱的朋友吗?」 和树,「我这种人如果够格的话……」 就在我们说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樱,「你们在说什么呢?」 和树,「玉、玉森!?」 对了,玉森的选修课是在我们教室上呢。 樱,「难道刚才是在说和我有关的事吗?」 和树,「怎么会呢,是你的错觉啦,你说是吗,千乃?」 千乃,「就是说呀」 和树,「那我先走了」 千乃,「好走」 樱,「好、揍……」 两人挥手送着我。 离开教室的时候,我往里面瞟了一眼, 千乃跟平时一样在自己的座位上,处于不同班级的玉森则坐在我的位子上。 和树,「…………」 虽然平常都是这样坐的……但仔细一想, 玉森可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啊……! 突然小心脏开始狂跳不止了。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和树,「…………糟糕!?」 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预备铃响了。 我飞一般地跑了起来。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背景(空き教室) 放学后当然也要去忙创立祭的准备工作。 这次好像是要准备装饰校内的饰品。 在平时不用的空教室中,我们在制作者纸花饰。 千乃,「好久没有做过这种花饰了呢」 樱,「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和树,「不懂的话可以问我」 樱,「三枝君对这个很拿手吗?」 和树,「小时候我折纸可是很厉害的哦。交给我吧」 千乃,「呵呵,太天真了,和君。折纸和花饰可是两码事哦」 和树,「嚯,那来比一比怎么样?」 千乃,「求之不得,速度上我可不会输的」 和树,「哼,那我就靠飞行距离和耐久性上取胜」 樱,「花饰的话不需要那些东西吧!?」 ――几分钟后。 千乃,「完成了!怎么样,非常漂亮的花饰吧」 和树,「姆……这活儿意外地难啊……果然和折纸不同」 千乃,「和君,先把你做了一半的东西给我看看」 和树,「嗯……这个呀,是根据潜入亚马逊丛林的深处,被怪鱼吓得拼命划水的幼女形象做出来的。」 千乃,「先抛开那无厘头的形象」 千乃看了一眼我做的花饰,失望地叹了口气。 千乃,「完全不行。和君太笨拙了,为什么要说自己很拿手呢」 和树,「哎呀,可惜我从来没有做折过花饰这么奇怪的东西呢。其它东西的话我可是很拿手的……」 说着我把旁边的纸拿在手中,依靠着模糊不清的记忆折了起来。 和树,「你看,这个怎么样。dinosaur」 千乃,「用纸折恐龙!?太精妙了吧!」 樱,「为什么折得出恐龙折不出花饰啊?」 和树,「静物无法激发我的灵感。跃动感才是我的创作之源」 千乃,「说这些艺术家一样的话也是没用的,不管折恐龙再怎么拿手,我们要的是花哦」 和树,「那折变成花的恐龙怎么样?」 千乃,「我们不需要故事成分」 和树,「还有一首歌,我唱给你们听吧,恐龙桑巴」 千乃,「给我认真点啊」 樱,「……………………」 和树,「唔……」 感受到了玉森的实现。 和树,「哎呀,不是这样的,玉森,我不是要捣乱,只是想缓和气氛……」 樱,「啊,不是,我并没有生气,只是……」 樱,「觉得这样真好啊……」 和树,「哎,什么?」 樱,「没、没什么!」 樱,「……那个,小千乃!可以评价一下我的吗?」 和树,「玉森……?」 樱,「可以的话……希望小千乃也能指出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呢……」 千乃,「完美!小樱的花饰」 樱,「呃……」 千乃,「我已经没有可以教小樱的事情了。小樱一个人也没关系了」 樱,「啊呜……」 千乃,「那么,和君,我就从头到尾教教你吧」 和树,「嗯……总感觉被千乃教有点不情愿」 千乃,「哼哼,现在不管是学习还是手的灵活性都是我占上风呢。我会毫不保留地教你的哦~」 和树,「好!老师!快教我快教我!」 千乃,「那么,和君,哪里不会呢?」 和树,「女孩子的股间,到底长什么样呢,请用图绘告诉我」 千乃,「这个呀,等和君交了女朋友之后让她告诉你吧」 和树,「强人所难!」 啧,这家伙还真会搪塞呢……。 樱,「那个,小千乃小千乃」 玉森插到了我和千乃中间。 樱,「我果然还是不能熟练地折花环……所以相对的……我折了这个。教生物的木村老师!」 千乃,「用纸折人!?还是现实中的!」 樱,「所以呢,小千乃也教教我吧……」 千乃,「小樱这样可不行哟!老是玩的话工作会做不完的」 樱,「啊呜……」 和树,「就是,认真点」 樱,「…………」 总、总感觉被玉森狠狠地糊了一脸……。 千乃,「我先一对一教和君,你先一个人做吧」 樱,「…………嗯」 玉森……好像有些失落了? 难道说,是想得到千乃的关注吗?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空き教室 之后我认真地学习着制作花饰。 和树,「嗯……还真难啊」 本以为做花饰应该会比较容易的。 首先是把称作花纸的几张正方形薄纸叠起来, 然后向外再向内翻折几次,一直到中心的橡胶部分才停止,就这样一张张地折出花的形状。 跟学校其它活动中用的花饰是一个形状的。 千乃和玉森应该是做过,早早地就完成了工作…… 和树,「啊,果然我干不了这事」 ;>>千乃立ち絵アップ 千乃,「为什么折得出恐龙却折不出花饰……」 我做的花饰不但不美观,折痕处也松松散散,展开之后花瓣也七零八落的。 千乃,「是这样做的,你看」 千乃在我面前做着示范。 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她挨着我坐在了我的旁边。 千乃单独教着我,我则跟着千乃的步骤慢慢学。 就在这时, 和树,「…………」 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于是无意中抬起了头。 樱,「………………」 玉森正苦大仇深地盯着我们这边。 该说是觉得无聊呢,还是有些寂寞呢, 她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 千乃,「……小樱?」 千乃也注意到了玉森的变化, 千乃,「过来一下」 樱,「唉?嗯……」 把玉森叫到自己身边的千乃,将给我做示范制成的花饰戴在了玉森的头上。 千乃,「小樱,真可爱♪」 樱,「真、真的?」 ;▼-D 花飾りの立ち絵があれば変更 千乃给玉森带上花饰之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 玉森的笑容又回来了。 千乃,「以后都要戴着这个哦」 樱,「不行的说,这可是创立祭的东西」 千乃,「哎哎?那至少在创立祭期间这么做,怎么样?」 樱,「呀,好痒呀,小千乃……啊哈哈」 千乃,「不要动呀,小樱,我在给你戴另一个呢,多可爱」 樱,「真是,不要再说可爱可爱什么的啦」 之后两人便不顾我的视线相互嬉闹着。 正常情况下这是让人想要微笑的光景…… 樱,「呀!不行」 千乃,「唉嘿嘿嘿……」 和树,「(怎么回事,这两人的嬉闹好像有点……)」 这气氛貌似有点不妙啊。 千乃教我做花饰时的不悦的表情, 现在已经变得满面笑容了。 仔细一看玉森的脸上似乎有一抹绯红,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是错觉吧。 我这样告诉自己,同时开始了工作。 ;◆背景(暗転) …………………… ;◆背景(教室)→空き教室 千乃,「嗯,做了好多呢」 因为我们的努力工作,花饰的数量多了起来。 樱,「把这些全用上的话,一定会是个盛大而华丽的创立祭呢」 和树,「那接下来就是把这些装箱送到执行委员会去吗?」 上級生,「能打扰你们一下吗?」 和树,「好的,什么事?」 三年级的执行委员。 千乃,「啊,木之元学长,你好」 木之元,「正好,小千乃,我找你有事」 千乃,「和君,小樱,这位是执行委员的木之元学长。百米16秒哦」 和树,「哎……是吗。挺普通的速度呢」 木之元,「小千乃你太夸张了,今年测了测已经掉到17秒」 关我屌事。 木之元,「那小千乃,有些关于班级展出内容的问题想找你确认一下……」 千乃,「好的。是记录到这个文件中……吧」 千乃,「抱歉,小樱,和君。能麻烦你们俩把花饰送过去吗?」 和树,「OK,那,玉森,走吧?」 我朝玉森看去, 樱,「……………………」 玉森的表情僵住了。 那是与千乃教我做花饰的时候相同的,寂寞的表情。 ;>>選択肢 1.花飾りを運ぼう ;>>選択肢 2.千乃に代わって自分が教室へ向かう ;@select2 text1="1.花飾りを運ぼう" storage1=012a.ks text2="2.千乃に代わって自分が教室へ向かう" storage2=012b.ks ;フラグ4-選択肢1.txt ;>>選択肢 1.花飾りを運ぼう 总之,先完成份内的工作。 和树,「玉森」 樱,「唉,啊,在!」 往千乃的背影消失的方向呆望着的玉森慌慌张张地把头转向我。 和树,「继续工作吧」 樱,「嗯,嗯……好的」 ;◆背景(暗転) 然后,我们把做好的花饰送到执行委员会。 马上又给我们分配了新的工作。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做完花饰,接着是确认文件是否有遗漏......怎么都是杂物活呀」 樱,「………………」 和树,「……玉森?」 樱,「对,对不起,刚刚发了一下呆」 和树,「怎么啦?千乃走了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樱,「没,没有啦!对了,我们赶紧出发吧,三枝君!」 为了确认文件是否遗漏,我们朝一年级的教室走去。 匆匆的几句话中已经可以看出玉森的情绪在波动。 ;◆背景(空き教室) 红,「嗯?什么事,兄长?」 和树,「啊啊,这就是你们班吗?」 红,「特意来看望咱吗?」 和树,「工作啦工作」 我把有关文件遗漏的事情告诉了红 红,「嚯,哪个哪个。让咱这个班长仔细看看。」 和树,「你看得懂吗……」 红自信满满地浏览了一遍文件 红,「……唔姆」 和树,「看懂啦?」 红,「这不是创立祭班级展出的相关文件吗」 和树,「……嗯,我一开始就说了啊」 红,「做得多漂亮呀,蛋里都挑不出骨头。」 和树,「我不是说了有遗漏吗」 红,「此世不存完美之人!」 和树,「才没问你这些哲学的东西!」 红,「兄长一开始就说出来不就好了,真不机灵」 和树,「你啊……」 红,「那,哪里有漏洞」 和树,「这个嘛……」 …………………… 我也不知道。 和树,「……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红,「是吧?」 樱,「慢,慢着慢着!三枝君,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樱,「你看……这里的登记是不是出错了?」 和树,「……啊」 问题解决。 红,「兄长你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 和树,「……来探望你的呀」 事情已经办完了,早点回去吧。 我不想继续在玉森的面前丢脸了。 和树,「玉森,回去吧」 樱,「嗯」 红,「嗯?莫非,汝就是玉森殿下?」 樱,「对,对呀?」 红,「嚯……这么回事呀……」 樱,「啊,那个……?」 和树,「喂,别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打量别人啊」 红,「哈哈哈,想在玉森殿下面前耍帅结果搞砸了吧,兄长」 和树,「咕呜!闭嘴!」 樱,「哎,什么?」 和树,「没,没什么……」 继续和红耗着的话,我的形象会跌入谷底的。 此地不宜久留,在被红玩弄之前走为上计。 就在出教室门的时候, ;◆効果音(衝突音:ドン) 碧里,「呀!?抱歉……啊,三枝前辈?」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抱,抱歉。园原……没事吧?」 正好跟要进教室的园原撞了个满怀。 碧里,「非常抱歉,都怪我刚才在再看别的地方」 园原跟往常一样深深地低下头道歉。 和树,「没事,你还真有精神呢。」 碧里,「是的,好不容易从考试的包围圈里突围之后,现在又为创立祭和部团活动忙得不可开交」 和树,「这样啊,开心就好」 碧里,「三枝前辈为什么会在一年级的教室?」 和树,「啊啊,因为……」 把红的事情向她叙述了一遍。 碧里,「这么回事呀……果然……」 和树,「园原?」 碧里,「红呀,什么事都一个人独干,稍微有点为她担忧呢……」 和树,「啊啊,文件遗漏也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吧?」 碧里,「一不盯着她就马上就出乱子,真让人放不下心……」 和树,「…………」 园原光自己的事情就忙得够呛,还要为红操心。 作为兄长,我必须对她的这份温柔表示感激。 和树,「我知道园原很辛苦,心有余力的话还是帮我照看一下那家伙吧?」 和树,「发生什么事情的话通知我就行了」 碧里,「好的,我知道了。三枝前辈真温柔呢」 和树,「不是……只是想在给别人造成麻烦之前由亲属解决而已」 碧里,「呵呵,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红,「喂,兄长!在低年级的教室里和学妹嘀嘀咕咕些什么呢!」 和树,「才……才没有!」 红,「回去!办完事了就赶紧回去!花花公子!」 和树,「知道了,知道了,别嚷嚷……」 红的大惊小怪使我成为了下级生的焦点。 我带着玉森迅速退散。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樱,「三枝君的妹妹,很精神呢」 和树,「……为此每次见面都要累得要命」 樱,「她好像很喜欢你呢。还有,那个小学妹也是」 和树,「啊啊,那个是……」 樱,「……都对三枝君你」 和树,「没,没有啦……不是这样的,那个呀……」 不知为何变成解释的口吻了。 就在这时, 里沙,「啊」 和树,「啊」 樱,「…………」 里沙,「哟,这不是金发吗」 和树,「那是我的台词!你才是金发啦!」 还是老样子,古里古怪的家伙。 她怀抱着一堆像是道具的东西,应该也在准备创立祭吧。 和树,「唉,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为准备工作出力的人」 里沙,「吵死了……你啊,带着我们班的人在做什么呢」 和树,「哎,你和玉森是一个班的啊。我们是作为创立祭的执行委员一起行动」 里沙,「呃,是吗!?」 和树,「那个“呃”什么意思?……你又想到什么色情的事上去了?」 里沙,「平常都会想着色情的事吧」 里沙,「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和树,「完全不是」 里沙,「你真的是个带把的?没意思……再见」 和树,「等等」 因为急着要离开的里沙看起来有些不对劲,我抓住了她的手。 樱,「呐,寿同学拿着的东西……莫非是幕布吗?」 里沙,「切……暴露了吗」 仔细一看,里沙拿着的是大量的幕布。 大概是从某个仓库里拽出来的吧,上面还覆盖着一层灰。 和树,「你从哪儿弄来的?」 里沙,「那个……捡的」 和树,「那是熊孩子的借口」 里沙,「仓库阴影中的大叔硬塞给我的,年幼的我无力拒绝……」 和树,「别瞎编了」 里沙,「沉睡于学院深处的这块布,实际上是19世纪在罗马尼亚发现的吸血鬼伯爵德拉库曾用过的夜行斗篷」 里沙,「你怎么看这块布?」 和树,「有股霉味」 里沙,「就是说啊」 和树,「玩够了就老实交代!」 樱,「那些幕布,没有向执行委员申请的话应该是不能外借的……」 和树,「你肯定是擅自拿出来的吧?快还回去」 里沙,「但是姐姐说了必须要啊」 和树,「又是阿知华吗……」 金发不去帮自己班的忙,反而先去帮阿知华。 看来是要把幕布送到阿知华班上去。 和树,「你这么干阿知华知道吗」 里沙,「当然要瞒着她!我的这份惊喜侍奉一定会让姐姐龙颜大悦」 和树,「果然……」 里沙,「我说,我和你关系不错吧?这回就行个方便吧」 和树,「谁和你关系好了?少废话,把幕布还回去」 里沙,「你就是这样向姐姐展示忠心的吗!?」 和树,「我才没有那种东西!」 光顾着斗嘴,事情完全没有进展…… 和树,「东西给我,我帮你还回去」 不由分说将幕布抢了过来。 里沙,「啊!?还给我!」 和树,「这种来路不正的东西拿到阿知华班上,只会给阿知华招来麻烦」 里沙,「夙愿如此!」 和树,「这才是你的目的!?」 本来打算君子动手不动口的,结果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了手。 里沙,「切,弄到了的话姐姐肯定会开心的……弄不到也没办法」 里沙,「那再见……啊啊,糟透了……」 里沙抱怨着离开了。 好像不是回自己班,估计是上阿知华那儿去了。 樱,「那个,寿同学,也给咱们班帮帮忙呐……」 玉森的声音在走廊里空荡荡地回响。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接下来,还是先把幕布送回……」 樱,「糟糕,忘记问她是从哪里拿过来的了」 不知道出处的话也没办法还回去。 樱,「去委员会问问吧,那里应该有人知道」 和树,「也对」 抱着幕布前进的时候,又碰到了熟人。 夏芽,「啊啦,弟弟君」 和树,「你好,苍木学姐也去委员会办事吗?」 夏芽,「嗯,水泳部也要展出,所以我去交申请书」 樱,「这样的话,直接交给我吧」 夏芽,「可以吗?谢谢你了,玉森同学」 玉森收下了苍木学姐的申请书,同时确认着是否存在遗漏之处 夏芽,「弟弟君,我从巡那里听说,你是在努力地当执行委员吧」 和树,「哎呀,这是我分内的事」 夏芽,「虽说有些动机不纯,如果你能责无旁贷地做好这份工作我也不会说闲话呢」 和树,「咕呜……又被老姐灌输了无聊的谣言?」 夏芽,「谣言,嘛……」 说着苍木学姐朝玉森看了一眼, 夏芽,「你还能拍着胸部断言吗?」 和树,「…………」 看来我的那点鬼心思早已人尽皆知。 夏芽,「话说,恭次郎情况如何?那孩子有好好努力吗?」 和树,「啊啊,恭次郎正在为了补考奋发向上」 夏芽,「恭次郎可真是……」 和树,「那个,我姐那边呢,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夏芽,「麻烦……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和树,「非,非常抱歉……」 夏芽,「弟弟君不用道歉,我和巡不是什么麻不麻烦的关系」 说着学姐笑了起来。 这种偶尔出现的笑脸真美好…… 樱,「那个,申请表没有问题,苍木学姐」 夏芽,「啊,谢谢你了。我先回去准备」 夏芽,「好好努力,弟弟君」 和树,「是,苍木学姐有要求尽管跟我说吧」 夏芽,「嗯,多谢,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目送苍木前辈离开之后,我们再次向着执行委员会走去。 过了一会儿, 樱,「三枝君你……」 和树,「嗯,怎么了?」 樱,「那个……认识好多女孩子呢」 和树,「…………额,嘛,这个……」 好难回答。 听起来就像是我泡了一堆妹子,实际上她们和我都只是相互认识的程度。 樱,「三枝君很擅长交朋友呢」 和树,「是吗?哈哈哈……」 樱,「嗯……」 和树,「………………」 如果我擅长在这种时候说冷笑话的话,我的校园生活也不至于这么暗淡。 这就是经验不足带来的痛。 樱,「三枝君……」 樱,「那群女孩子之中有没有一个让三枝君觉得“真好呀”的?」 和树,「哎……“真好呀”,什么意思?」 樱,「就是……那个……喜欢的人什么的?」 和树,「…………额」 她到底是从哪方面问我的呢。 我觉得我身边的女生都挺可爱的…… 要问喜不喜欢还真有点难回答。 和树,「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樱,「果然不会一见钟情什么的吧?」 和树,「啊,啊啊……基本不太可能,的吧?」 一见面就觉得可爱的人倒是有一堆。 樱,「也,也就是说,你更加欣赏懂你的人咯?」 樱,「相互了解,却不会感到厌倦的人更加适合你?」 和树,「这个……大,大概吧~」 樱,「………………」 玉森表情好像越来越僵硬了。 她现在……究竟是在想着谁呢。 参考我的恋爱观之后,竟然这么真切的烦恼着…… 这难道是说…… 樱,「那……三枝君,那个……」 我紧张得咽了下口水,倾尽全身细胞去捕捉玉森说的每一个字。 ;◆イベント絵(樱の追求) 樱,「你,你怎么看小千乃?」 ………………………………???? 和树,「这个……为什么会出现千乃的名字?」 樱,「哎……因,因为,符合我刚才的问题的只有小千乃呀……」 和树,「还真是这么回事」 和树,「我和千乃的孽缘……从很久以前开始了,现在就像是家人一样。和玉森所说的『喜欢』有所不同」 樱,「……也就是说,并不喜欢咯?」 和树,「和不喜欢还是有些区别的啊……」 樱,「那果然还是喜欢啊!?」 和树,「都说了不一样!!就像是,对姐妹的喜欢一样……」 樱,「那要是小千乃哪天向你告白怎么办?」 和树,「告白!?这种事情,你问我怎么办……」 和树,「……………………」 樱,「果然!!?!」 和树,「啊啊啊啊啊!!??刚刚是诱导询问!?」 怎么可以问 单身时间=年龄 的男生这种问题! 话说,玉森是想要撮合我和千乃还是想提防我们!? 和树,「总而言之!……我和千乃不会是那种关系。真的」 樱,「呜呜~……」 和树,「明白了吗!?」 樱,「…………明白了」 和树,「真的明白了吗……」 到底怎么了?突然间……。 樱,「这样啊,你和小千乃之间什么都没有……嗯」 和树,「怎么你好像微妙地有些高兴啊」 樱,「呃!?」 樱,「因为,要是小千乃要交了男朋友,我该怎么办呀……」 和树,「你没必要担心这个吧?」 和树,「不管哪方面你都要受欢迎多了,肯定会比千乃先交到男朋友啊」 樱,「怎,怎么会!千乃要比我可爱多了!!」 樱,「温柔,性格好,体谅人」 樱,「千乃绝对要比我好多了!!!」 和树,「…………是吗」 怎么说呢……说着千乃的事情的玉森要比任何时候看起来开心多了。 和树,「玉森……真的非常喜欢千乃呢」 樱,「嗯,最喜欢了」 和树,「玉森要是男生的话,肯定是非千乃不娶吧?」 樱,「嗯,没错。弱水三千只取小千乃」 这个反应……早就有点在意了,果然玉森喜欢的是女孩子…… 和树,「那,如果千乃是男生的话?玉森你怎么办?」 樱,「小千乃如果是……男生??」 樱,「哎~,怎么办呀~!?」 樱,「会,会让人困扰的啦……每天都陪在我身边,是不是还会抱抱的说……呀!」 和树,「玉,玉森……?」 玉森沉浸在妄想中兴奋得不能自己。 樱,「啊,但是但是,女孩子的小千乃也棒棒哒,到底哪个更好呢……好难抉择呀」 和树,「……」 这,我还真是插不上嘴呢…… 根本就是女孩子在聊自己的偶像的状态。 ???,「喂!小樱!和君!」 ;>>↑名前は???で 和树,「嗯?」 千乃,「久等啦,终于做完了」 樱,「啊!小千乃,欢迎回来」 千乃,「我回来啦」 和树,「好慢哦」 千乃,「嗯,展出项目出了点问题」 和树,「我们班的展示项目吗?」 我记得,好像是打算开个卖小玩意儿的店铺? 千乃,「没错没错,不过没事了!因为我已经全部解决了」 樱,「哇啊!不愧是小千乃!!!」 千乃,「一般般啦~」 玉森对得意洋洋的千乃发出了真挚的赞叹。 千乃,「说起来,小樱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樱,「嗯,和三枝君聊天之后有些激动了」 千乃,「唉,什么事情?」 樱,「那是,秘密!」 千乃,「哎?小樱太坏了」 樱,「呵呵呵,就不告诉你」 千乃,「啊!等等啦~小樱」 千乃追逐着兴高采烈地跑开的玉森。 千乃,「呐呐,和君」 和树,「嗯,什么事?」 千乃一边看着玉森一边偷偷对我说。 千乃,「你和小樱的关系好像处理得挺不错的呢」 和树,「唉,有点难说……」 千乃,「???」 和树,「没什么……」 某种意义上,我觉得玉森离我更加遥远了。 ;フラグ4-選択肢2.txt ;>>選択肢 2.千乃に代わって自分が教室へ向かう 玉森应该是想和千乃呆在一起, 这个时候我代替千乃去会好一点。 和树,「千乃,还是我回班上吧」 千乃,「哎,为什么这么说」 樱,「…………」 玉森有些惊讶,但表情中更多的是安心。 ……嘛,这也没办法。 我当然期待和玉森独处, 但我不能为此拆散关系这么好的一对呀。 千乃,「呼……那就拜托和君啦,我和小樱一起去咯」 和树,「嗯,就这么办吧」 ;◆背景(暗転) 搬运花饰的任务就交给了千乃和玉森,我则独自向教室走去。 ;◆背景(空き教室) 学生A,「呐,刚刚还在这里的道具去哪儿了?」 学生B,「啊,真要命,根本忙不过来」 班上的人正在为展出项目做准备。 可是…… 和树,「只有女生在忙呀……」 顺带一提,我们班准备的是, 展览或贩卖自制毛绒玩偶之类的小玩意儿的店铺。 因为是占了人数一半的女生以压倒性优势投票决定的企划, 所以引起了全体男生的反感,几乎看不到男生去帮忙。 还有些人要参加社团活动或补考复习,所以无法强制要求参加准备活动。 真希望班上的同学能和睦相处。 在忙得热火朝天的教室中,一群男生擅自把笔记本电脑带了进来,在角落里围着屏幕唾沫横飞地热辩着。 和树,「男生中还是有认真办事的嘛……」 恭次郎,「这部动画的闪光点不在非日常而是日常部分,例如舍友一起吃饭的镜头之类的」 木村,「不废萌才是这一作的卖点,给人以近在咫尺的真实感。我是绝对不会撸她们的本子的,撸她们的家伙太人渣了」 跟创立祭没半毛钱关系的动画讲坛。 恭次郎,「喔,这不是和树吗,过来过来」 还是我的朋友。 和树,「你们有闲工夫也帮帮忙呀,只让女生干活不妥吧」 后藤,「不行,我们正处于冷战的巅峰」 恭次郎,「对方不道歉我们绝对不帮忙,这一点我们男生军团是不会让步的。」 和树,「不不,恭次郎先解决补考的事」 这群家伙真棘手…… 木村,「三枝大人说出的话就是不一样呢!跟女生讴歌青春的三枝大人!」 后藤,「竟然跟两个萌妹子酒池肉林……年轻人的乱性真是可悲可叹!」 朋友们的嗅觉真灵敏啊…… 木村,「像我们这些不受欢迎的人有动画足矣。啊,你就别看了,现充就去现实潇洒」 和树,「别这么说呀……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木村,「哎呀,我们对现充的失败谈可没兴趣。好在意动画接下来的情节啊」 恭次郎,「话说和树,怎么就你一个人?玉森和五味渊呢?」 和树,「这个呀,感觉很难在那两人之间插一腿……所以我就过来了」 后藤,「嚯?愿闻其翔」 我发牢骚般地向幸灾乐祸的朋友们叙述了刚才的事。 和树,「……就是这样,玉森就是千乃一根筋……抱歉,说了这么无趣的故事」 后藤满脸春风地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后藤,「DON'T MIND」 和树,「……怎么感觉你有点高兴?」 后藤,「无法融入女生的对话确实有些异常……啊,三枝你喝果汁吗?」 和树,「怎么突然这么温柔!?」 木村,「真没办法呐,三枝……我借你这部动画的DVDBOX吧,打起精神来」 和树,「你这态度不对呀……」 木村,「别在意……呐!往事就让它一江春水向东流吧。我就是这样的」 这群家伙……知道我身边没妹子之后态度就截然相反了…… 后藤,「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人」 恭次郎,「那接下来,就举办“和树君找不到妹子真是太可惜了”聚会」 木村,「干杯!」 和树,「高兴你妹啊!?没想过我也需要安慰吗?」 木村,「死守外岁」 和树,「什么!?死守什么!?」 后藤,「啊,喂喂?我要预定一间卡拉OK的单间。啊,名字就用永恒的樱桃男孩」(日语中樱桃男孩指处男) 完全就是在拿别人的不幸寻开心。 恭次郎,「不过,五味渊和玉森的关系旁人看起来还真有点过呢」 后藤,「那两人好像是幼驯染」 木村,「“最要好的闺蜜”好像说得过去……但还是感觉她们的距离太近了」 恭次郎,「……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玉森喜欢女孩子啊」 和树,「…………」 身边如果出现这些禁断的事情…… 不不不,应该不会……吧? ;◆背景(暗転) ;◆背景(空き教室) 之后我们一直在讨论玉森和千乃的关系…… 恭次郎,「话说,和树你是回来干嘛的来着?」 和树,「糟了!?忘了正事了!!关于创立祭的展出有些事情要确认……」 后藤,「啊……那你该去问女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和树,「你们也该给班上做点贡献啊……」 恭次郎,「没错没错,说不定老了之后还能领点养老金」 和树,「你给我去搞学习」 这群混世魔王可没法解决问题,于是我决定向忙于准备的女生集团搭话。 谁说大家都是同学,可是有大部分人我只脸熟却没有说过话,有点小紧张。 和树,「抱歉,可以打扰一下吗?」 女学生A,「嗯?什么事?」 和树,「执行委员的工作,有些关于班级展出物的事情要确认一下」 女学生A,「OK。这个文件?等等……啊,对了」 女学生A,「我们也有件事拜托三枝君,可以吗?」 和树,「啊?什么事?」 女学生A,「现在我们正在制作展出的小物品。三枝君也做一个吧~」 女学生A,「男生们不肯帮忙可累坏我们了呢」 的确,一半的人不动手,可不能期待展出能办得多好。 我倒是有一颗为班级奉献的心,但是用什么来实现…… ……………………啊,对了。 和树,「这个怎么样?」 女学生A,「哎?这啥??」 和树,「恐龙」 之前做花饰的时候随手折的恐龙还留在口袋里。 我本以为肯定会被『这种东西怎么行!』这样责备的, 女学生A,「唔哇,好厉害!三枝君折的吗?」 和树,「嗯」 女学生A,「真的!?好逗啊」 …………哪里逗了。 女学生A,「呐呐,看看这个~」 女学生B,「嗯?什么……好厉害!?」 女学生A,「三枝君折的」 女学生B,「太厉害了……好逗啊」 …………到底哪里逗了。 和树,「虽然有点不明白,我好像是被笑神眷顾了……」 女学生A,「啊哈哈,什么呀~?我可没这么说,三枝君真有趣」 嗯……最近的年轻女性的笑点真是奇怪。 女学生A,「呐,能多做一点吗?各种各样的」 和树,「好吧。不过现在有点忙,待会儿再说吧」 女学生A,「嗯,好的。三枝君帮大忙了呢~」 和树,「啊,出于我个人的意见……」 女学生A,「什么事?」 和树,「在那里杵着的那群憨货,叫他们帮帮忙呗?」 说着我指向了恭次郎他们。 女学生B,「呃?可是他们说他们绝对不会做的……」 和树,「只是在斗气罢了,你去求求他们保证会做牛做马」 女学生B,「是吗?嗯…………知道了。我们强行决定展出项目也有错呢」 和树,「你能这样想真是帮大忙了」 女学生B,「不不不,我们才是劳您费心了」 总算是为班级贡献了绵薄之力。 虽然和女孩子对话的时候心跳有些加速,不过慢慢地缓过来了。 而且还留下了好印象,感觉对创立祭有些期待了。 和树,「…………嗯?」 无意中感受到了视线,一回头, 后藤,「那个魂淡……」 木村,「跟女生聊什么聊得那么起劲呢……」 恭次郎,「讴歌青春中?酒池肉林??嗷嗷嗷!!?」 狗咬吕洞宾…… ;◆背景(暗転) 我可是在帮你们争取和女生和解的机会,待会儿跪着感谢我吧……。 …………………… ;◆背景(学園廊下) 执行委员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回到了千乃她们那里。 千乃,「啊,和君好慢,在干什么呢」 去执行委员教室的途中,千乃他们就来接我了。 和树,「抱歉抱歉……嗯,你拿着的是什么?」 樱,「这个啊……有人擅自把幕布拿了出来,我现在正还回去」 千乃,「搬完花饰之后又分配了一大堆工作,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啊」 和树,「真是抱歉,我回来晚了,让你们干了体力活」 樱,「怎么会,三枝君也有工作……不用在意」 和树,「跟朋友喝着果汁看动画,所以晚了」 千乃,「和君太差劲了!?」 不过,这幕布也太脏了……到底是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 千乃,「嗯哼……这幕布,好多灰……头发都要被染上奇怪的味道了」 樱,「唉,哪里哪里……」 玉森靠近千乃的头发,轻嗅着她的气味。 和树,「(…………!)」 这份光景给予了我太大的冲击致使我移开了视线。 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对姬友啊…… 脑海里浮现了狐朋狗友们灌输给我的奇怪的知识。 『相互闻头发的才是真·蕾丝』 ……听起来蠢毙了。 虽然想要摒弃这虚假的性知识,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 千乃,「怎么样,小樱?有味道吗?」 樱,「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千乃,「等、等一下!?小樱你闻得太过分了啦!」 樱,「嗯……因为小千乃的头发的味道很好闻呀……呵呵呵」 千乃,「真是的」 胸中的悸动无法停止。 这桃色氛围是怎么回事…… 『相互闻对方的头发……是蕾丝们特有的性行为之一,这是定论!』 虽然不愿意相信这些东西……但看一眼执拗地嗅着千乃的头发的玉森…… 千乃,「讨厌,我也要闻小樱的味道。嗯嗯……」 樱,「呀!?……嗯、千、小千乃、不要……好痒」 千乃也在闻玉森!!!!? 难、难道说连千乃……也是蕾丝……怎么可能……。 和树,「呼,你们两个!不是还要把幕布搬到执行委员教室去吗?交给我吧」 千乃,「喔喔,和君真看不懂气氛」 和树,「这是被每天都烦到爆的姐妹锻炼出来的」 樱,「呃,抱歉……」 和树,「没事,去吧」 樱,「嗯……谢谢」 我从有些顾虑的玉森手里将幕布接了过来。 不过这幕布……真的太脏了。 扬起的灰尘糊了我一脸。 千乃,「啊……小樱,头发上有灰」 樱,「唉?在哪儿?小千乃帮我拿掉」 飘舞的灰尘粘在了玉森的头发上。 千乃,「等一下……啊咧,到里面去了……」 好一段时间都在捻灰尘。 沉浸在捻灰尘中的千乃不知不觉已经跟玉森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了。 樱,「千、小千乃!?」 千乃,「马上就弄完了,小樱,再忍忍」 樱,「千、小千乃……太、太近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千乃,玉森一脸红潮。 樱,「啊嗯!?小千乃!不要,好痒」 千乃,「啊啊,小樱不要动啦」 樱,「啊,呀,哈嗯!」 千乃,「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 樱,「啊,那种、地方、噗要!!」 千乃追击着苦闷的玉森。 ……此情此景,好像有点不妙。 千乃,「好,拿掉了」 拉锯战告终,灰尘终于被清理掉了,千乃一脸满足。 樱,「哈呜……」 一副刚泄完欲的样子的千乃,面红耳赤的玉森。 千乃,「啊咧,小樱怎么啦?脸这么红」 樱,「没、没什么……没」 仅仅是帮忙清掉灰尘就精疲力竭,全身心都得到了满足。 千乃,「和君让你久等了,走吧」 和树,「哦、哦哦」 还是无法判断这两人的关系, 我打算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可不是想看她们更加姬情的动作……大概。 ;>>合流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漫长的一天宣告结束,我们三个一起回家。 千乃,「那么,明天见」 樱,「ByeBye」 和树,「注意安全」 在相同的地方与千乃道别。 樱,「那我们回去吧」 和树,「好的……」 然后,又只剩下我和玉森。 樱,「呵呵……今天很开心呢」 和千乃分别之后的玉森心情还不错。 和树,「我一整天都被差遣得到处跑,累得半死不活。玉森应该过得挺舒服的吧」 樱,「嗯,因为……」 『三枝君今天一整天都陪在我身边……』 ……我也是男生啊。当然也会有这样的妄想, 樱,「小千乃今天一整天都陪在我身边」 唉,结局总是这么不尽人意。 和树,「是吧……不过,你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樱,「哎?嗯……大概吧,呵呵」 樱,「因为今年分到了不同的班级,以前期待着要一起在校园生活中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和树,「……是吗」 只要是跟千乃在一起她就很开心了。 果然玉森…… 虽然猜到了这一点,但是向本人询问还是需要勇气的。 和树,「难道说,我妨碍到你们俩了?」 樱,「哎?」 和树,「哎呀,我只是在想要是我不在只有你们两个当执行委员会不会更好呀,哈哈」 樱,「啊……」 我本来是打算装作开玩笑说出来的, 樱,「……对、对不起!?都怪我和小千乃玩得太疯了」 樱,「我呀……竟然说出那么不长脑子的话,对不起……」 和树,「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在道什么歉?」 樱,「三枝君也想呆在小千乃旁边吧……」 和树,「………………哈?」 这个人,难道什么事情都以千乃为中心考虑吗? 樱,「老是我独占小千乃,三枝君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和树,「不不,玉森?我并不是……」 樱,「没关系的,我懂,我懂你的意思」 樱,「我们都是小千乃的幼驯染,都最喜欢小千乃了,你的想法我当然懂!」 你懂个篮子。 之后的玉森根本停不下来。 就像是堕入初恋的少女一样左一个小千乃右一个小千乃,滔滔不绝。 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在玉森冷静下来之前我一直附和着千乃的话题。 ……怎么说呢。 脸蛋和性格都生得这么好,唯独在这个方面可惜了。 看着玉森的笑容,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背景(暗転) ;◆背景(空) 后面的几天,我们依然为创立祭的准备忙得焦头烂额。 每天从早到晚工作工作,回到家像滩烂泥一样倒头就睡。 虽然事情多,但也过得愉快…… 终于,我们迎来了创立祭。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女学生,「来看看鬼屋吧。金发的女鬼让你看尽这个世界的恐怖」 男学生,「吃肉吧!是男人!就来一份三分熟的牛排!」 鼓足了气势的拉客人员快步穿梭。 不管哪儿都是喧嚣声,不过让人安心。 和树,「真不错呢,这种气氛……」 如果自己是自由身的话。 在大家正在充分享受祭奠的时候,作为执行委员的我还在为了工作而奔波。 和树,「在祭奠中游玩固然不错,但是能正真享受祭奠的乐趣的,只有实行委员了呢」 我一边斜视着旁边的情侣,一边开导着自己。 不这样的话,实在是干不下去。 和树,「正因为是一生中难得几次的祭奠,才更应该做一些平时不做的事情」 和树,「比如说,拿着文件楼上楼下不停地跑腿之类的杂务什么的」 和树,「啊,说到祭奠还有一点不能忘」 和树,「提防在人烟稀少的角落中偷偷摸摸做一些猥亵事情的情侣」 旁边的情侣们竟然都回头看着我,果然这就是执行委员的威严吗。 还有,为什么提醒别人不要有淫行的我反而半颤着?不对,完全就是在颤抖。 你知道吗,这才是现充的校园生活。 没错,我过得很充实。充实,我很充实……不充实才怪呢…… 和树,「充实……充实…………」 情侣A,「呜哇,那家伙好恶心,怎么回事?」 情侣B,「谁知道呀。话说好像有一家不错的煎饼店呢」 情侣A,「真的?走吧走吧」 和树,「充……实…………」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委员会的学长,「辛苦了。你也去享受祭奠吧」 结束工作之后,年长的执行委员给我分配了休息时间。 和树,「…………哈,终于解放了」 我把背伸直,积蓄了疲劳的脊椎啪啪作响。 那么,现在自由了…… 和树,「好!难得的祭奠,就一个人好好逛逛吧~~!!!」 我终于发现没人陪我逛祭奠的事实。 一直沉浸在工作中的我忘记约人了……。 于是我向后倒退。 和树,「不知道有没有其它工作?」 委员会的学长,「哇,三枝君你还在呀?」 委员会的学长,「你也太拼了,还有人等着你一起去逛祭奠吧」 和树,「………………………………」 委员会的学长,「……总、总而言之,现在是休息时间。已经没有工作了!」 和树,「这样啊……」 委员会的学长,「给,这是创立祭指南。有这么多店铺,总会找到想去的地方的……」 和树,「……休息处在几楼?」 委员会的学长,「………………」 前辈突然掏出手机, 委员会的学长,「你说啥!?一楼的话剧中出现了英俊的小偷!?将大量女生的心偷走了!?我马上就来!先挂了!」 学长抛下一脸晦气的我,飞快地逃开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跟平常一样去找恭次郎……不不不。 难得的创立祭,还是想跟女孩子一起啊。 我该去那里找呢? ;>>選択肢 1.1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碧里 ;>>選択肢 2.2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りさ ;>>選択肢 3.3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夏芽 ;>>選択肢 4.実行委員会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桜 ;@select4 text1="1.1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storage1=015a.ks text2="2.2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storage2=015c.ks text3="3.3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storage3=015d.ks text4="4.実行委員会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storage4=015b.ks ;フラグ5-選択肢1.txt ;>>選択肢 1.1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和树,「……总之,去一年级的教室看看吧」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认识的一年级女生,也只有园原了。 但是关系也没有好到两人逛创立祭的程度,怎么办…… 红,「啊……兄长,这不是兄长吗」 愚妹兴高采烈地从前面哒哒哒地跑了过来。 红,「噗噗噗」 和树,「…………怎么啦?一张苦瓜脸」 红,「因为咱在想,兄长肯定又是一个人寂寞地逛祭奠……没想到这么快就验证了」 和树,「闭嘴」 多管闲事。 红,「没辙,咱陪陪你吧」 一副施舍了我大恩大德的红也不像是有一起逛祭奠的朋友的人, 估计也是在这热闹的气氛中孤零零地独善其身。 和我的境遇完全相同。三枝兄妹没人爱呀。 和树,「原来如此,一个人很寂寞吧……吃零食吗?」 红,「!?才、才不会!孤孤单单的只有兄长!」 和树,「我呢,早就决定了这次要和妹妹一起逛创立祭。虽然有人哭哭啼啼的来求我,但我还是拒绝了,没办法」 红,「那就把邀请你的人的名字说出来」 和树,「这个呀,稍等一下……」 红,「哦呀,朋友的名字都忘啦?」 和树,「不是忘了……我现在正在想」 红,「不准捏造!」 和树,「哎……记起来了。朝田先生,这是爱称,还有雷伊贝博士(恶搞pokemon)」 红,「外国人都来了!?而且还有博士称号」 和树,「算了,傻站着也没什么意义……走吧!」 红,「嗯……出发吧」 我往前走去,红匆匆地跟在我旁边。 红,「……哼,今天是例外」 红,「咱一直在忙班级的展出准备,大家说难得的创立祭不去逛逛太可惜了……」 红,「于是突然就有空了,咱还没来得及约人……平时可不是一个人……」 和树,「唉,是吗……」 红,「即便如此,那个…………兄长能来陪我,辛苦了」 和树,「这是哥哥的职责」 总而言之,完美地回避了独自逛祭奠的悲惨状态,虽然对方是老妹。 “与女生一起”这个大前提也实现了,虽然对方是老妹。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和树,「话说回来,园原没跟你在一起吗?」 红,「啊?为什么提到碧里……莫非兄长想要趁着创立祭对碧里出手……」 和树,「不是不是」 红,「哈!难道兄长来一年级这边,其实是为了找碧里吗……」 和树,「都说了不…………就是这样,我想找园原结果碰到了你」 红,「就算是说谎你也否定一下啊!?」 和树,「太麻烦了。还有找实妹一起逛校园的老哥什么的,听起来有点恶心」 红,「哼,因为是创立祭所以给你点甜头……」 红,「碧里现在在水泳部展出的煎饼店里」 红,「咱现在刚好打算去那家店看看……没办法,只好把兄长也带去」 红在前面带路。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红,「噗噗噗,快看,兄长,那家伙一个人买可丽饼,好可怜」 和树,「你……刚刚自己也是个孤魂野鬼,亏你说得出口……」 红,「姆姆,那边好多情侣啊。兄长,咱们可不能输,牵手吧」 和树,「说什么傻话!?我们可是兄妹?事后会觉得害羞的!」 红,「现在面子比较重要,来吧」 和树,「呜啊!?别傻了!要是被熟人看见的话……」 夏芽,「……………………」 已经被熟人看见了。 和树,「这、这、这这这、这、不是、不是……」 夏芽,「……………………」 苍木学姐温柔地注视着牵着手的恶心兄妹,然后无言地离开。 和树,「等等!?为什么要装作没看见!?」 夏芽,「……啊啦,是弟弟君吗。没戴眼镜看不清呢,你们在做什么我根本没有看到」 和树,「你平时不戴眼镜的吧!?」 夏芽,「兄妹关系融洽挺好的」 红,「噗哈哈,被表扬了哦」 怎么看都是被厌恶了……。 夏芽,「关心家人是很重要的。嗯,很重要」 红,「就是就是,家人待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没什么好遮拦的,夏芽殿下也和弟弟一起转转怎么样?」 夏芽,「不要,太恶心了」 说好的关心家人呢!? 夏芽,「现在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你们俩有空吗?」 红,「咱们现在准备去水泳部的店铺看看」 夏芽,「那刚好。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能请你们帮帮园原吗?」 和树,「园原?」 夏芽,「店里的人比预料的要拥挤……忙死了」 红,「夏芽殿下要去哪?」 夏芽,「我得去班上帮忙了,刚刚从店铺那边过来」 夏芽,「可是,留在店里的只有一年级的女生……有点放不下心」 夏芽,「园原是一年级的领袖,很好地尽到了领袖的责任。但人数再这么涨下去,对她来说还是太苛刻了」 夏芽,「所以,能请你们去帮一会儿园原吗?」 和树,「怎么感觉我们老是帮水泳部的忙……」 夏芽,「……错觉吧?」 和树,「哈,嗯」 夏芽,「啊,我来找你们帮忙的事,不能告诉园原哦」 和树,「为什么?」 夏芽,「不为什么」 突然就用锐利的视线盯着我。 和树,「(好、好可怕……)」 夏芽,「就自然地装作去尝煎饼的食客接近她……然后找机会帮忙」 这是个什么帮忙法……。 红,「话说夏芽殿下的班展出的是什么?待会儿咱们去看看」 夏芽,「唉?!我、我?我们班……这个……那个」 红,「?」 夏芽,「我们班展出的是!无无无、无聊的东西!不要来参观!真的,不是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 和树,「怎么会无聊呢……拼命做出来的东西一定……」 夏芽,「真的没有观赏的价值啦!看蚂蚁搬家都要有趣多了!!」 和树,「是……是吗……」 夏芽,「总总、总而言之!园原就拜托了!再见!」 说着苍木学姐一溜烟跑掉了。 和树,「苍木学姐好像有点奇怪啊」 红,「是吗……总之咱们先去煎饼店吧」 ;◆背景(暗転) ;◆背景(空) 我们来到了水泳部举办的煎饼店。 学生,「欢迎光临!要不要来一份水泳部特制的新型煎饼!」 店口排着好几条长队。 和树,「人气真高啊」 红,「煎饼的人是……碧里?竟然穿着泳装煎饼,谁出的馊主意」 和树,「真的!?」 猛地冲进店内, 碧里,「欢迎光临!啊,三枝前辈!你来啦」 和树,「这不穿着衣服嘛!!」 碧里,「当然穿了衣服……前辈在想什么呢」 一碰面就被当成变态了……形势不妙。 碧里,「前辈也来一份煎饼怎么样!」 和树,「啊啊,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碧里,「呀——好开心♪」 红,「碧里……笑容好营业性」 碧里,「唔……红也在啊……」 红,「当然啦!咱这次可是跟兄长约好了要一起逛创立祭」 红,「为了填填肚子才过来的」 碧里,「是、是吗……?」 园原偷偷地看着我, 表情有些退缩。 和树,「够了!会被人认为是恶心的兄妹的!」 红,「呃————」 碧里,「你们俩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呢」 红,「当然,我知道兄长的一切」 和树,「别吓我」 学生A,「不好意思,请给我一个煎饼」 碧里,「啊,好的!马上!!」 碧里,「对不起,请稍等一下!」 和树,「嗯,别在意」 红,「人还真多呀」 ;◆背景(空) 就在这一会儿时间,我的旁边就聚满了要买煎饼的人。 学生A,「一份煎饼~!」 学生B,「我需要三份!」 学生C,「两份煎饼!」 碧里,「是、是!!」 尽管一年级的学妹们拼命地工作,队列却越来越长。 我很快意识到了人多的原因。 碧里,「哟、嚯」 华丽地给煎饼翻面的园原, 动作是那么的熟练。 绝妙的演出,佐料的香味,还有哐哐的铁板声一同刺激着顾客的胃袋。 碧里,「嚯呀!」 漂亮地从空中挤下蛋黄酱。 就像是真正的煎饼店一样。 和树,「好厉害呀,园原」 红,「碧里家姊妹比较多,听说她从很久以前就经常给弟弟们做煎饼」 和树,「原来如此」 红,「充其量只是煎饼而已,庶民就是势利」 和树,「不不,煎饼真的很好吃。话说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不是地球上最好吃的食物吗?」 红,「不不不,兄长,不管怎么想都是鸡蛋拌饭比较好吃」 和树,「那才是庶民的食物吧!!」 ……………………………… 后来,我们在客流量的驱使下也买了煎饼。 碧里,「让您久等了,请趁热享用吧」 和树,「哎,看起来不错」 我把园原手制的料理送到嘴边。 和树,「嗯……好吃、好吃好吃。这就像是…………嗯,好吃」 红,「够词穷的」 和树,「哎呀,找不到其它语言来形容了嘛。园原呀……」 碧里,「是这样吗?……唉嘿嘿」 因为我的表扬而害羞的后辈真是太可爱了。 和树,「是真的很好吃。我都想再来一份了」 碧里,「好的,那就再表扬我一次吧……?」 ………… 和树,「哎呀,真好吃呢。园原也擅长做料理呀」 碧里,「怎么会,擅长的只有煎饼哟」 红,「不用那么谦虚,咱只是试着说说。赶紧去煎几份」 碧里,「你啊……表扬的话就好点表扬呀」 和树,「这个真的很不错,开成实体店的话肯定能赚大钱吧?」 碧里,「现在正在执行呢」 碧里,「……嘛,我对煎饼也挺有信心的……应该能拿个金牌」 红,「哎哟,还真起劲了」 和树,「将来有什么抱负吗,果然是料理界?」 碧里,「哎呀,虽然也想过以后就靠这一手吃饭,不过以后的事情谁也猜不到呢」 这家伙有趣,再逗逗看。 和树,「在男孩子眼里,会煎饼的女孩子得分可是很高的,你肯定会备受喜欢」 碧里,「真的吗!?会备受喜欢!?」 被“备受喜欢”这个词吸引的园原两眼放光。 碧里,「盖亚对我说“煎饼是你的职责”……」 和树,「台词都想好了!?」 碧里,「我认为地球上所有的争端,都可以通过给吃煎饼来解决……在食物面前人心向善」 红,「开始传教了!?」 碧里,「神将自己的身体撕碎哺育迷茫的人,也就是后来的煎饼」 和树,「宗教都出现了!!?」 红,「这位爷,能拍张照吗!」 碧里,「啊,等等!有许可吗?没有许可的话我可会困扰的」 园原越来越嘚瑟了。 ……………………………… 不一会儿,店前又排起了长队。, 比刚才还要长了……。 碧里,「那么,我继续去忙了」 红,「再见,咱们也走吧,兄长」 和树,「喂喂」 这家伙忘了跟苍木学姐的约定吗? 红,「再努点力吧,碧里」 碧里,「你也不要再给前辈添麻烦了」 红,「哈?不给兄长添麻烦的妹妹还是妹妹吗」 碧里,「什么歪理,真是……三枝前辈,创立祭都要照顾妹妹真是太辛苦了」 红,「哼哼,再怎么羡慕我也不会把兄长借给你的」 碧里,「什!?才没有羡慕!」 红,「瞎说,明明今天一整天都只能待在铁板前给煎饼翻面」 碧里,「没、没办法啊!?我这么忙」 红,「哼哼,是咱赢了」 碧里,「哈、哈!?什么赢了,只能找家人一起逛祭奠,亏你还说得出口」 红,「呵呵,不服输呀。接下来我就和兄长一起逛店铺,看演出,呵呵,之后再干嘛呢,兄长?」 和树,「……你一个人说的这么起劲不寂寞吗?园原也是这么觉得吧」 碧里,「……」 园原陷入了沉默。 和树,「不对,园原比我们充实多了!我们只是在闲逛的剩斗士而已」 碧里,「……我也好想跟你们一起逛……」 和树,「呃…………跟、跟谁?」 碧里,「……啊、不、不是!?这、这个」 红,「真是,一开始老实说出来不就好了……」 碧里,「哎……?」 红,「没办法,那咱们就帮帮你吧。咱们可不能放着孤独的碧里不管」 碧里,「新手的帮助,用不上呀」 红,「是这样吗?难得兄长说也想帮忙」 碧里,「哎……哎哎哎哎!?」 和树,「对不起,我对这个不太熟悉……」 碧里,「啊啊啊,不是不是!刚才不是针对你才说的」 红,「啊?到底想不想让咱们帮忙,说清楚点」 碧里,「…………想」 红,「再大声点,有气势一点」 碧里,「我想让前辈帮忙!」 和树,「哦、哦……如果我能起作用的话」 ;◆背景(空) 和树,「好,那要我干什么呢,也要煎饼吗?」 碧里,「啊哇哇,这里太窄了,前辈进来的话……呀!?」 和树,「抱、抱歉、不是故意去摸……」 碧里,「讨厌,前辈在旁边根本做不下去!」 ……………………………… 就这样鸡飞狗跳地帮了一个小时的忙。 差不多送走了所有的客人之后,园原才得到了休息时间。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碧里,「真的太谢谢你了,三枝前辈」 和树,「别在意」 碧里,「红也是,这次我要老实地向你道谢」 红,「再怎么谢都不为过,累死了,连汗都出来了」 碧里,「已经请你吃煎饼作为谢礼了吧」 和树,「的确是绝味,园原做的煎饼」 碧里,「真、真的吗?」 红,「哼,有碧里的汗臭味」 碧里,「才没有!!」 因为帮园原忙,现在演变到三个人一起逛了,没关系吧? 碧里,「那三枝前辈,去哪里转转呢?」 嘛,园原好像不介意……那就没关系。 碧里,「我倒是想全逛一遍」 和树,「嗯……可以的话我也想这么做」 我看了一眼手表。 帮园原的时间比想象的要长。 碧里,「啊……已经没什么时间了吗?」 和树,「肯定不能完整地逛一圈了,一段时间后我还要回去忙执行委员的工作」 碧里,「是吗……真可惜」 碧里真的一脸失望,作为男生这还是挺让人高兴的。 和树,「那就用剩下的时间全力玩乐吧」 碧里,「好,我对体力可是很有信心的,不知道三枝前辈能不能撑住」 和树,「你说的」 和树,「好,红,你想先去哪?」 红,「……休息处」 和树,「哈?」 红,「累了……困了……」 碧里,「你啊……也太没体力了」 碧里,「没办法……牵住我的手,别摇摇晃晃的」 碧里牵着红的手往前走, 估计是要去红想去的地方吧。 明明她还想将所有的铺子都逛一遍的…… 园原就是这样的人呀。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红,「唔~~噫…………极乐极乐」 和树,「你是大妈啊」 到了休息处,红马上躺在了安乐椅上。 碧里,「接下来……」 和树,「那我们――」 也适当地坐坐怎么样? 碧里,「好的,出发吧?」 和树,「嗯——?」 碧里,「没什么时间了,就在附近按顺序……啊!去可丽饼店吧!」 和树,「嗯嗯——?」 碧里,「啊,男人对可丽饼没兴趣吗?」 和树,「嗯嗯嗯——?」 碧里,「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やっぱり、他の場所がいいですか?」を「ん」だけで言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不行不行,对话完全不成立」 碧里,「呜呜呜,明明是你先开始的……」 和树,「去逛逛吗?」 碧里,「哎?嗯,当然」 和树,「红呢?」 碧里,「嘛,就让她在这里睡不好吗?」 和树,「也想和这家伙一起过呢……」 碧里,「也是这么回事……但是我们也不能带上个睡着的人呀,没办法」 和树,「那、那………………就我们、两个?」 碧里,「!!?…………嘛、嘛、好像是这样……呢」 和树,「行吗?」 碧里,「前辈,觉得行就行……」 和树,「是吗……那、那…………」 红,「等等————!!!!」 和树,「唔哦——复活啦!!?」 红,「碧里,你这厮!!果然是想抢走咱的兄长……」 碧里,「才才才、才没有!!!前辈花了大量的宝贵时间帮我忙,所以我想给点谢礼!!谢礼!!!」 红,「以谢礼为借口与兄长……太能算计了吧!?」 碧里,「别把我说得像个心机婊!」 红,「还有,既然是谢礼的话一起帮忙的咱不也该享用吗!!」 碧里,「你的那份我会带过来的呀!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吧」 红,「哈!肯定是要做不能被咱看到的事情作为『谢礼』吧?」 碧里,「怎么会!满脑子奇怪思想的变态!!」 和树,「等,等等!?周围的人有点多,安静点!我说!!」 结果,我的休息时间就在为红与碧里做仲裁流逝了。 明明中途形势还挺不错的…… ;フラグ5-選択肢4.txt ;>>選択肢 4.実行委員会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话说千乃和玉森去哪儿了? 休息时间相同的话,我也能跟她们一起逛逛吧? 因为有点在意她们俩的情况,所以我打算去创立祭的执行委员会看一下。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去委员会教室的途中, 千乃,「啊,发现和君!」 和树,「哦,千乃。在干什么……」 和树,「哇!?」 一见面就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千乃,「找你好久了,和君。那走吧」 和树,「去哪儿呀……」 千乃一直在找我吗? 在创立祭的时候,煞费苦心地到处找我,一对少男少女……这难道是说…… 千乃,「马上就好,没经验也行!既轻松又明快的工作!!」 和树,「喂,越听越可疑了……什么工作!?」 千乃,「不收取任何初期费用!现在还有免费的小礼物送哦!」 和树,「这宣传反而令人不安!?」 千乃,「唉,别那么担心啦,只是料理大赛而已」 和树,「那就早点说啊。料理大赛?」 千乃,「嗯!真想快点从料理素材的准备阶段毕业呀」 和树,「料理,呐……」 千乃,「和君,我记得你在那边的时候学过做菜吧?」 和树,「不不,倒不是学过,更偏向于被迫的,我自己可不想掌握这门技能……」 千乃,「别这么说嘛,男人的料理,展示一下吧!」 和树,「男人的料理啊……跟人们映像中的有所不同,琐碎的地方还是蛮多的」 千乃,「是这样吗?」 和树,「要试味……还要洗手……」 千乃,「洗手是必须的吧!?」 和树,「所有的菜都要从高处淋上橄榄油……」 千乃,「这是惯例吗?」 千乃,「拜托了,只有三人一组才能参加比赛,我和小樱还有和君可是要拿冠军的!」 和树,「走吧」 千乃,「哇,回答得好快。为什么一说小樱的名字就马上答应了」 和树,「只有趁着年轻多干点羞耻的事才能成为体面的大人呢!重要的是经历!!」 千乃,「怎么回事?心情这么好……啊,要开始了!快点快点」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一到会场,玉森就跑过来迎接我们。 樱,「三枝君,你来了呀」 和树,「啊啊,刚好我也想才加料理大赛呢」 樱,「哇!好巧哦!」 千乃,「哇,真巧呀」 樱,「一起努力吧!」 和树,「喔!尽管不知道能做到哪一步,多多指教」 说实话,比赛的结果我才懒得管。 创立祭这种青春的时光,只要身边有女孩子就已经达到了我的目标。 ;◆背景(暗転) ;◆背景(空) 主持人,「额,那接下来,由我举行料理大赛!!」 主持人,「三人一组做自己拿手的料理,各组之间进行淘汰赛」 主持人,「大家都准备好了吗?那,开始!」 料理大赛拉开了帷幕。 千乃,「话说和君……我们做什么好?」 和树,「呃……还没决定吗?」 樱,「总、总之先做点什么吧!不要想着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普通的和食就好了」 千乃,「唉?普通的和食可拿不到冠军呀」 和树,「有异议的话就提前选好菜式……唉,总之先动手!」 ………………………… 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开始做料理的玉森马上冷静下来了。 她在煮饭的同时,利索地指示我们去做该做的事。 玉森真是万能啊……又可爱学习成绩又好还会做菜。 和树,「玉森!接下来做什么?!」 樱,「是!接下来请给土豆削皮吧!」 和树,「OK」 ;◆効果音(皿割り:ガシャン!!) 千乃,「呜哇——!!!」 樱,「不、不要紧吧,小千乃!?」 千乃,「没、没事。最后关头被我接住了」 和树,「我都听到摔破的声音了,你为什么要说谎呢……」 樱,「小千乃,没受伤吧?要去保健室吗?」 千乃,「没事啦。反正不是我的盘子」 和树,「唔哇……」 主持人,「的确打破食器不要求赔偿,但『小千乃喜欢喜欢最喜欢了队』将被扣分」 和树,「什么队名?!」 还有料理都没做出来就被扣分了,前途不堪设想。 千乃,「和君,没事的」 千乃用身体接触鼓励着灰心丧气的我。 千乃,「放心,失败就由大家一起挽救吧」 和树,「亏你好意思说!?明明就是你的失败!?」 伴随这名为千乃的不安要素,我和玉森努力地稳步进行料理准备。 和树,「弄完了,接下来呢?」 樱,「帮我拿一下酱油和米酒!」 和树,「给!」 樱,「谢谢!」 ;◆効果音(皿割り:ガシャン!!) 千乃,「呀————!!!」 ……………… 樱,「三枝君,可以试下味吗?」 和树,「嗯,嗯」 樱,「来……啊——」 和树,「嗯咕嗯咕……嗯!好吃!」 ;▼効果音三連続指定だったが、ウェイトが長いため短縮 千乃,「嚯呀————!!!」 和树,「千乃从刚才开始就在干什么呢?!都打破多少盘子了?!!」 樱,「小千乃……料理不怎么拿手呢……」 和树,「那,为什么会成为参加料理比赛的先驱?!!」 于是,虽然我们队水分充足…… 观众A,「玉森同学加油!」 观众B,「唔!!!竟然吃到了玉森同学亲手做的料理!」 观众C,「跟玉森同学一队的那个男的是谁!?」 观众D,「那家伙……给玉森同学的料理试味了!」 观众E,「给我调查那家伙的来路,如果他再对玉森出手……干死他!!」 和树,「怎么有些不太妙的观众!!」 我再次体会到玉森的人气之高。 主持人,「各队都在加速前进,只有『小千乃喜欢喜欢最喜欢队』稍迟!是因为要打扫摔碎的盘子!」 千乃,「诶嘿嘿,老是喜欢喜欢这样说着有点难为情呢」 和树,「玉森,快没时间了,这样下去……」 樱,「我们俩都努力到这一步了,如果没完成就结束了的话也太遗憾了」 千乃,「啊咧,你们落下了一个吧。锵!就是我」 还剩十五分钟。 就算拿不到冠军,也得先完成。 千乃,「和君,我该做什么?」 和树,「千乃,你……」 千乃,「我想赢。我不想浪费我们三个的努力,为了胜利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和树,「千乃…………我明白了。帮个忙吧」 千乃,「和君……!」 和树,「在认同你是我的伙伴,而且擅长厨艺的基础上,拜托你」 和树,「闪一边玩泥巴去」 千乃,「是」 ……………… ……千钧一发,我们赶上了。 只要排除千乃这个最大威胁, 在规定时间内做一道菜不费吹灰之力。 樱,「辛苦你了,三枝君」 和树,「辛苦你了,我们成功了呢」 千乃,「三个人的胜利」 和树,「……」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料理大赛结束之后。 千乃,「那,先去哪里逛逛?啊,小樱,吃煎饼怎么样?和君就炒面吧?」 和树,「一定要吃东西吗……」 樱,「但是,做完料理之后确实感觉有些饿了」 于是不明缘由地变成三个人一起逛创立祭了。 当执行委员的时候有一起匆匆逛过, 不过像现在这样悠闲地享受果然要开心一点。 和树,「我们只拿了个第三名啊~感觉成绩能更好一点的~」 千乃,「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实力」 和树,「轮不到你插嘴」 千乃,「哇哈哈」 樱,「第三名已经够了,第一名的料理真的很美味的说!」 和树,「你太谦虚了~玉森」 千乃,「他们的队长川越君……笑得很爽朗」 和树,「你在哪看到的……」 排行里可没有川越这个人。 樱,「话虽如此,三枝君很擅长做菜呢」 和树,「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在老爸那边的时候被迫做了一段时间的饭」 千乃,「因此我的工作只有递味增了……」 和树,「我说你……难道是打算把我当枪使,隐藏自己不会做菜这一点吗……」 千乃,「你、你在说什么……」 樱,「会做料理的男生很受欢迎呢,尤其是对小千乃这样的女孩子来说」 和树,「这可不值得高兴」 千乃,「确实能给我做饭的人挺不错的……」 千乃,「但是比女孩子还要擅长做饭让人望而却步~怎么能大摇大摆地闯入女人的圣域……」 和树,「女生不会做饭的话,以后不会麻烦吗?」 樱,「啊,我会做千乃那一份的,所以没关系」 和树,「你们连在一起的心都有了吗!?」 ……算了,俗话怎么说的来着, 有两个妹子陪着逛祭奠……真不错呀。 也算风花雪月了。 千乃,「啊,可丽饼!去看看吧」 樱,「哇,有好多种呀」 千乃,「真想都尝尝……好,和君,小樱,一起吃吧,共同制霸可丽饼」 樱,「赞成」 和树,「……行」 跟女孩子分可丽饼吃…… 我的创立祭也开始了————! 千乃,「不好意思,我要一份香蕉味,一份草莓味,一份巧克力味……」 一次性三个……点的真多。 尽管很期待,但是甜食吃太多会很撑的吧…… 樱,「还要菠萝、香瓜、西瓜味的」 和树,「!?」 呃,还要吗? 千乃,「啊,顺便还要纳豆味和拉面味」 和树,「等一下」 千乃,「啊,和君,是AA制哟」 和树,「为什么会有拉面味?那已经不是可丽饼了,是拉面呀」 千乃,「嗯,虽然是拉面,但是拉面味的可丽饼很难见呢」 和树,「你真的想吃那东西吗?」 千乃,「啊哈哈,一口就够了」 和树,「剩下的都塞给我!?」 店员,「这位客人,要加大蒜吗」 和树,「……大蒜!?」 千乃,「好的」 和树,「加了!?」 店员,「还需要其它免费配菜吗」 千乃,「蔬菜,再加点油」 和树,「这是可丽饼?可丽饼里能加蔬菜!?你真的觉得这样能吃?」 千乃,「诶嘿嘿」 千乃可爱地笑着, 千乃,「其实呢」 和树,「别以为笑笑就能完事」 樱,「我也只要原味的可丽饼就好了」 和树,「你们俩……」 千乃,「怎么可能会放大蒜啦,味道会很难闻的」 和树,「你已经让人放了吧!」 结果又是我一个人收拾可丽饼的残局,之后一直呼气吐气到晚上。 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感受间接接吻什么的…… ;フラグ5-選択肢2.txt ;>>選択肢 2.2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还是去二年级那边找找吧…… 即使找不到女生,也能拉几个苦大仇深的男生充数。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阿知华,「哦,这不是和树吗」 和树,「阿知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知华,「太好啦!来得正好,爱死你了!」 和树,「哦、哦……」 被热烈的欢迎了。 嗯,虽然和期待的有所不同……阿知华好歹也算个女孩子。 算是契合了跟女孩子一起逛创立祭这个主旨。 阿知华,「和树,那个……我想拜托你一件事……现在……有时间吗?可以的话,一起、逛……逛吧?」 和树,「啊,嗯,有倒是有时间……但还是跟别人有约呢」 我掏出手机优雅地查看今天的预定, 和树,「还是能腾出时间的」 阿知华,「我感觉……你刚才就一副显得要命的样子啊……」 和树,「喂喂?嗯,确实跟你有约。抱歉,下次再一起玩吧」 阿知华,「手机都没开机呢。和树君又装逼了~」 和树,「吵死了……跟亲人一起逛总有些抵抗」 阿知华,「啊,这一点不用担心。阿知华姐姐已经准备了歌妓,跟我来。就这么定了」 和树,「等一下,那个歌妓……」 阿知华,「什么嘛,还想挑三拣四?那个歌妓欧派可是很大的哦,欧派」 和树,「我才没问你歌妓的欧派!?」 和树,「那个歌妓,难道……」 阿知华,「别担心,她会日语」 和树,「……头发的颜色是?」 阿知华,「金发」 和树,「我只能想到一个人——!?」 阿知华,「哎呀,就是想叫你一起去看看里沙班上的展出嘛」 哪里是歌妓,那家伙分明就是工口的化身。 和树,「话说你会叫上我这种事太罕见了,一个人去不行吗。」 阿知华,「不是,是因为……里沙班上展出的东西,有些那个……」 阿知华摊开的创立祭指南中,里沙的班级被描上了红圈圈。 展出是……鬼屋。 和树,「啊啊……这么说来,我记得阿知华很怕鬼的说」 阿知华,「嘘、嘘!别说那么大声!……我狂野的形象会崩坏的」 和树,「你哪里狂野了?」 算了,反正有时间,就陪她去吧……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和树,「话说阿知华也挺待见人的,那么怕鬼怪,还要特地去里沙那里看看」 阿知华,「不不,我才不怕。鬼什么的根本不存在,不可能有的。我绝对不信有鬼。只要当个好孩子就不会背鬼抓去」 和树,「你……根本就不行啊。当个好孩子……」 阿知华,「虽然我平时凶狠,但偶尔还是会做些好事的。坏人做好事有30%的加成」 和树,「这计算反而让人退怯……」 阿知华,「和树,不好意思,能牵住我的手吗……?」 和树,「哈!?就害怕了?还没入场啊!?」 阿知华,「那、那家店看起来好有趣?播放自主拍摄的电影半天,好,就是这个,我们看完电影再去里沙那里吧」 和树,「先去鬼屋」 ………… 我拉着踌躇不前的阿知华,总算是到了里沙的班上。 生徒,「要来鬼屋玩吗?啊,两位是吧。我来带路」 硬生生地把阿知华推了进去。 ;◆背景(暗転) ;>>暗い背景に立ち絵表示で 一进去周围马上暗了下来,毕竟是学生制作的,室内装潢略显低廉。 明显是纸糊的骷髅,不但没有恐怖感,反而看起来有些滑稽。 阿知华,「呐、呐,和树……你、在、在吗?」 和树,「……在呀」 阿知华,「真的?你真的是和树?好像有点变色了?」 和树,「变你妹!?」 阿知华,「真是和树的话给我点证据!第一个精通的东西是什么!?」 和树,「鬼记得啊!……话说你真的这么怕的话老老实实拒绝那家伙不就好了」 阿知华,「那、那种话说不出口!」 和树,「但这是事实」 阿知华,「就算这样,那、那家伙……那么仰慕我」 阿知华,「我却怕鬼什么的……太难看了……」 和树,「………………」 唉……大哥大……不对,大姐头的面子吗。 金发这么憧憬她,确实不能让金发看到阿知华的难堪。 阿知华,「………………」 你还真是不遗余力地为那个金发着想啊…… 这时, ;◆効果音(お化け音:ヒュ~ドロドロドロ) 看来是鬼出现的时候了。 阿知华,「……呀!」 啪! 和树,「喂、喂,阿知华」 突然间我的手腕被紧紧地抓住了。 啪嗒、啪嗒、啪嗒……。 阿知华,「咿——————!!」 诡异的BGM加上阴森的脚步声,把阿知华吓得魂不附体。 阿知华,「和树,想、想想办法!」 和树,「你叫我想想办法……」 阿知华,「用权钱总能搞定的吧」 和树,「能搞定个鬼哦!我才没有用过那种大人般的肮脏手段!?」 阿知华,「呜呜呜……我受够了,我要回家……」 和树,「阿、阿知华?没、没事……」 没事吧?正准备这样问的时候! ;◆効果音(お化け音:ヒュ~ドロドロドロ) 里沙,「我~好~恨~~」 和树,「………………………………」 阿知华,「………………………唔」 呀——————!!! 里沙,「我~好~恨~呀」 和树,「………………………」 那个“呀”的发音…… 还有那身服装,和脸! 阿知华,「……………呜呜呜」 阿知华依然奋力地掐着我的手。 和树,「喂、喂,阿知华,快看,一点都不恐怖,反而挺有趣的」 阿知华,「……………呜呜呜,嗯……咕……咕」 她已经被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明明挺有趣的。 呀——————————!!! 和树,「喂,靠太近了!」 这都快算是抱住我了吧!? 好像胸部也贴上来了!…………意外的有料啊。 阿知华,「呜呜……咕……呜呜……我受……够了」 和树,「阿、阿知华??」 里沙,「………………………」 和树,「………………………」 里沙,「………………………………………呃」 里沙,「怎么把姐姐弄哭了,魂淡————!!!」 和树,「哎————————!?」 扮鬼的人是??? 里沙,「可恶。姐姐!那种家伙最好离远点」 “哗”地靠近阿知华的金毛鬼。 阿知华,「咿————!!!!」 啪!!!! 阿知华抱得更紧了。 双手缠绕着我的脖子,把全部体重都吊在我的脖子上, 因为支撑不住,我只好也抱住了阿知华。 我终于明白了为何鬼屋是加强情侣关系的最佳地点了。 阿知华,「救、救救我……和树……!!」 里沙,「姐姐……那么……喜欢………」 金毛鬼的脸渐渐浮现出绝望。 和树,「………………………」 里沙,「呀——————才不要酱紫——————!!!」 阿知华,「啊啊啊啊啊啊,救救我,和树——————!!!」 和树,「唔啊——————我想出去——————!!!」 …………………………… 搞什么。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从鬼屋出来之后,阿知华的情绪还是没有收住。 阿知华,「都怪你!全都怪你!!」 ;>>里沙変顔 里沙,「姐姐!听我说呀!」 阿知华,「眼睛边上还有妆没卸掉!恶心死了,离我远点!」 里沙,「这个男人刚刚摸了你的屁股和G点哦!!」 阿知华,「什么!」 和树,「摸了个鬼!!那么黑的地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到G点」 里沙,「哈?对你来说是雕虫小技吧……对 你 来 说」 和树,「………………………………」 和树,「哪来的根据?!!」 阿知华,「你们两个………」 阿知华,「拿别人的G点当neta唱双簧很好玩吗——————!!!」 里沙,「咿————」 和树,「总、总之,在附件转转怎么样?难得有时间而且三个人都碰到一起了……呐?」 阿知华,「啊?啊啊,好吧……叫的过头了,喉咙好干,去买点喝的吧……」 里沙,「那,去茶点坐坐吧,茶店!」 和树,「别把喫茶店简称茶店!」 里沙,「让他看看本家茶店看板娘的真传吧,姐姐!」 阿知华,「我才没有这种东西」 和树,「最近的喫茶店在楼下」 里沙,「OK,那再见,三枝」 和树,「哈?」 里沙,「嗯?有事吗?」 和树,「什么“有事吗”,你那算什么意思?」 里沙,「哈?你难道不只是个把姐姐带到我这里来的人吗?」 和树,「哈!?怎么可能!我是来跟你们一起逛创立祭的!」 里沙,「啊?你刚刚说啥?陪姐姐逛创立祭的有我一个就够了!」 这家伙,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这么不给脸?! 里沙,「算了,既然这么想跟我们一起逛,就在这里跪――」 和树,「求求你了!!让我和你们一起逛吧!!!」 里沙,「跪得太快了吧!!?」 虽然死都不想在金发面前低三下四到这个程度,但在这么喜庆的人群中继续孤独下去的话……大概真的会死。 里沙,「够拼的,真是……你到底有多想陪姐姐逛祭典啊……」 和树,「不仅仅是阿知华……我也想陪你逛啊」 里沙,「!!?………………!」 里沙,「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罢了……怎么啦……你就这么想陪我逛祭奠吗……」 和树,「………………」 里沙,「算了,既然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是不能……陪你逛逛」 和树,「…………那教科书般的傲娇是什么鬼?」 里沙,「哈……哈、哈!!?傲娇,什么的,哈!!??」 和树,「啊,不不,你没必要反应这么激烈的……」 里沙,「唔啊!?不对!刚才的是…………」 里沙,「~~~~」 和树,「…………害羞了?」 真稀奇…… ………………不过,好可爱。 里沙,「你在骗我吗,魂淡~~!!?这种家伙不用理,我们走吧,姐姐!」 和树,「等一等啊!不是说了我下跪就带我走吗!」 里沙,「唔哇!!玩弄了我的心还想玩弄我的身体吗!!?!」 和树,「什么鬼!?」 和树,「喂,阿知华,你来评评理」 阿知华,「……………………」 阿知华,「……………………回去了」 和树,「呃?」 里沙,「等等,姐姐?」 阿知华,「从刚才开始就两个人不亦乐乎,把我当成木头,仿佛没我这个人似的……」 阿知华,「啊,烦死了!!你们俩继续亲热去吧」 和树,「亲热个鬼啊!」 里沙,「就是呀,姐姐!这、这种家伙……」 阿知华,「我懂我懂,两个人一起找借口,没错吧」 和树,「等等!三个人一起玩吧,呐?」 里沙,「就、就是呀,姐姐!今天我请客,好了高兴高兴吧~」 阿知华,「你说的……既然你请客的话,就把所有的店子都逛一遍吧」 里沙,「是!姐姐真是太大度了!!!呐,三枝!」 和树,「哎!没错,姐姐!」 然后三人吵吵闹闹地逛创立祭。 虽然没怎么感受到……和女孩子一起逛祭奠的实感。 嘛,开心就行。 ;フラグ5-選択肢3.txt ;>>選択肢 3.3年の教室の方に行ってみる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去三年级的教室看看吧。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跟苍木学姐一起游玩什么的…… 真是异想天开。 苍木学姐那么漂亮, 有那么多男人觊觎着她,按常理我这种人是没机会接近她的, 和树,「(如果利用老姐的话……说不定能行……)」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巡,「哎呀呀,和树君,久等久等。真是没想到和树君还会记得我这个姐姐呢」 和树,「哎呀,偶尔还是会想和姐姐处一处的」 巡,「呵呵,你这话可真甜」 啊啊……终究还是做了。 为了接近爱慕的学姐,把自己的姐姐叫过来当枪使……我真是、我这种家伙真是…… 机智如狗!!! 巡,「那先去哪里玩呢,难得有机会,先去红那里……」 和树,「不不,我好不容易赶到三年级的教室,就在这附近找找认识的三年级学生吧?」 我向着苍木学姐的方向循循善诱,老姐夸张地拍着头, 巡,「啊啊……啊啊!有的有的!三年级有一个能算得上是我闺蜜的人」 和树,「那就去那里啊!立刻马上!」 巡,「好,那就去鲍勃那里吧」 和树,「谁!?外国人吗?」 和树,「哎呀,不是这样。要是是我也认识的人就好了呢」 请至少是个有立绘的人。 巡,「唉,你要求真多啊。这样的话,那个什么夏芽同学行吗?」 和树,「……你不是挺明白的吗」 巡,「和树君算盘打得挺好的嘛。自己邀请不来,就把家人当枪使,瞄准高不可攀的女生」 和树,「才、才不是当枪使……我也想和老姐逛逛的呀」 巡,「真的吗……嘛,算了」 巡,「那走吧,我刚好也在琢磨走哪条路去夏芽同学的班上看看」 与老姐成功合流的我,迈着兴奋的步伐向苍木学姐的教室前进。 于是,出现在眼前的是…… 和树,「…………这、啥啊?」 巡,「『魔法少女奶茶』,所谓妹抖奶茶店的变种」 和树,「听都没听过……穿着魔法少女的服装接客吗?」 巡,「指南上谢了,什么来着……本店禁止对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杀必死」 和树,「哪写了,别瞎扯」 巡,「总之进去你就明白了……哦,多么甜蜜的芬芳,这就是魔法少女的味道吗」 和树,「这是红茶的香味」 ;◆背景(暗転) …………………然后 和树,「!!」 巡,「呀~夏芽同学,我来了」 夏芽,「什!?巡、巡、我不是叫你不要来了吗!」 巡,「哎呀~因为是傲娇的夏芽同学说的话,所以我以为是相反的意思~你希望我来呢」 夏芽,「怎么可能!!」 巡,「话说回来还真合身呀~夏芽同学……魔法少女♪」 和树,「苍木学姐……这、这身打扮……!!」 夏芽,「弟、弟弟君?!」 巡,「和树君说他也想看夏芽同学的魔法少女装,所以我就把他带来了」 和树,「我才没说!?」 ……倒是说了想看苍木学姐。 夏芽,「…………………」 和树,「哎、哎呀,我说的是真的!?我做梦都没想到苍木学姐会是这身装扮啊」 夏芽,「…………别在那儿傻站着了,来这边坐着吧」 和树,「啊,是……」 冷淡地把我们带到了餐桌边。不期而至的拜访,果然惹怒她了吗? ;◆背景(暗転) 坐在位子上的我,一直悄悄地观察着苍木学姐的样子。 巡,「哎呀,那身服装还真是厉害。还真是佩服穿着这么羞耻Play的衣服拼命待客的夏芽同学呢」 和树,「……啊」 巡,「創立祭でしか見ることが出来ないであろう珍しい夏芽さんの表情に服装だ、きっと他の男子達もここぞと……和树君?」 和树,「……啊」 巡,「哼,这还真是完全把你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这也没办法呀,谁叫我是男的。 憧憬的学姐穿成这样,就算在家人面前看得入迷也无可厚非吧。 巡,「我们也点些什么吧?」 和树,「哎?啊啊,也对」 巡,「这个挺不错的。魔法少女的萌萌蛋包饭」 巡,「魔法少女将施展让饭变得美味的魔法,就这个吧」 巡,「呐,夏芽同学!这里要点餐~!」 和树,「………………」 这个人就是恶鬼。 ;◆背景(暗転) 夏芽,「……让您久等了,请点餐吧」 巡,「呜哇,好见外的待客方式,我们可是你的朋友哦,就不能打点折吗?」 夏芽,「请用热毛巾」 巡,「呜哇!?脖子,好烫!会烫伤的!?」 夏芽,「不要调侃人家了。真是」 和树,「哈哈……」 夏芽,「……弟弟君?」 苍木学姐看着我的脸。 夏芽,「怎么了?」 和树,「呃……什、什么怎么了……?」 夏芽,「你表情好像有点不对……所以我才问你怎么了」 何等的洞察力…… 我内心的动摇被一眼看穿了。 夏芽,「也不愿意正视我的眼睛,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和树,「对不起……那个,你那身打扮,我不敢看……」 夏芽,「……果然是我的原因吗。对不起」 和树,「不、不……」 夏芽,「基本上,这种奇怪的服装我也是反对的」 巡,「哦呀,经营批判吗?这可是大家想出来的东西呀」 夏芽,「普通的奶茶店就好了吧。穿着这么华丽的衣服很花成本的」 夏芽,「因此不管怎么卖都是赤字……太没效率了」 巡,「是那样吗?被衣服吸引而来店里的顾客也挺多的,尤其是以夏芽同学为目标的」 夏芽,「怎、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人。呐,弟弟君?你说说……」 和树,「…………」 夏芽,「……弟弟君?」 和树,「……对不起」 夏芽,「…………………」 巡,「让人看看又不会掉块肉,夏芽同学。可爱的妹子穿着可爱的衣服,就是要给人看才有意义呀」 和树,「没错没错,要给人看」 夏芽,「弟弟君」 和树,「……对不起」 夏芽,「真是不懂男生。看到这种服装就蠢蠢欲动什么的……」 和树,「最差劲了!」 巡,「你刚刚不也蠢蠢欲动的吗」 和树,「不不,我可不是看服装看得入迷,纯粹的看苍木学姐……」 夏芽,「……弟弟君」 和树,「对、对不起」 巡,「哎哟,忘记点东西了。魔法少女的萌萌蛋包饭」 夏芽,「…………巡,那个东西」 巡,「快点~。萌萌的~蛋包饭~」 夏芽,「…………我知道了」 …………………… 一段时间后,端着蛋包饭的苍木学姐过来了。 夏芽,「………让您久等了。请慢用」 巡,「等等等等,你忘了点什么吧?呐,快点~使用魔法吧~快点」 夏芽,「什!?」 和树,「………………」 夏芽,「…………………」 夏芽,「……………………………………っ」 夏芽,「Paracle☆Miracle☆Lovecle☆变美味~♪♪Love☆Love☆」 对蛋包饭 施展了 魔法。 和树,「……………………………………」 夏芽,「……………………………………」 巡,「……!………这……………真………………是………!!!!」 老姐你笑个鬼哦……… 夏芽,「……………………………………」 恶鬼般地瞪着我们的苍木学姐。 好恐怖…… 不过也很可爱…… ;◆背景(空) ……………………结果 我们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什么都没做还是躺枪了。 不过至少我看到了苍木学姐的那副罕见的姿态, 今天也算是圆满了。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創立祭ver) 巡,「哎呀,多亏了和树君,拍了几张好的」 走出奶茶店之后,老姐贼兮兮地笑着拿出了相机。 和树,「……这相机是干什么用的」 巡,「这部相机呀,只干一件事。那就是咔嚓咔擦地纪念夏芽同学美好的姿态」 和树,「什么时候拍的……得到苍木学姐的允许了吗」 巡,「怎么可能」 和树,「…………」 和树,「偷拍!」 巡,「哎呀呀,让人听见多不好。我和苍木学姐可是闺蜜哦?」 和树,「更差劲了!?你们的友情已经有裂缝了!」 巡,「我一个人的话有点难拍,不过能躲在和树君后面就方便多了,谢谢合作」 和树,「我什么时候成共犯了!?」 巡,「这个,虽然有点少但请手下。一点心意,一点心意」 和树,「这点钱就想打发我?!我会要这种肮脏的钱吗」 巡,「唉,那好不容易拍下的照片也不要吗?」 说着老姐给我看了看战利品。 穿着魔法少女装的苍木学姐就在里面。 和树,「…………」 忙乎着待客的苍木学姐根本没有察觉到被偷拍的事情。 和树,「……嘛,留一张做纪念挺好的」 巡,「谢谢惠顾」 夏芽,「你们拿着我的照片在干嘛呢」 和树,「啊,苍木学姐!!?为、为什么会在这……!」 夏芽,「休息时间到了,我打算陪你们逛逛所以就过来了……你们是在……」 夏芽,「巡,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巡,「嗯……呼姆……」 巡,「哎呀,太好了呢,和树君!夏芽同学说想要陪你逛逛呢~你这踩了狗屎的!」 巡,「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我就先……」 夏芽,「等一下,巡,你去哪儿?」 巡,「嗯,我想过了……」 巡,「时间……无差别地将所有事物变为过去,使其风化」 巡,「所以,美丽的回忆,我们应该使它保持原貌……」 巡,「将那永不褪色的光辉……献给你……」 ……那是哪儿抄来的标语? 夏芽,「唉,真美好呀。那,具体要怎么干?」 巡,「哎呀~去写真部的话,刚刚拍下的照片可以马山洗出来~呢」 夏芽,「是吗。那再见,一路走好……我怎么可能让你去做这种事!!!」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老姐从扑上来抢相机的苍木学姐那里逃开了。 苍木学姐为了删除照片拼命地追着老姐。 我急匆匆地追着俩人。 我的休息时间就在这追逐游戏中流逝殆尽了。 ;碧里ルート01.txt ;朝 ;◆背景(暗転) ;<背景:自室> 啊呜—— 闹铃声吵死了。 和树,「唔~~~」 怎么感觉这声音比平时更令人火大? 我慢吞吞地坐了起来,伸了下懒腰。 嗯,咦。 和树,「比以前早了一个小时……」 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有把闹钟调早啊。 哈! 红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说起来,昨晚我上床之后 房间里有悉悉索索的动静,我还以为她是来借漫画。 没想到是要整我。 可恶,红那家伙,又搞这些无聊的恶作剧。 浪费我宝贵的睡眠时间,不可饶恕! 和树,「唔……」 睡回笼觉感觉又睡不了多久,真是绝妙的时间点啊。 ……起床算了。 ;<背景:リビング> 于是…… 幸子&薰,「「!?」」 ;◆立ち絵がくっついていて、和树が入ってきたとたんはなれるような演出ができたら。 幸子,「咦、咦,和树,今天起得真早呢」 薰,「哦哦。我儿子这么早就起来能干了,真。太了不起了,儿子」 和树,「……这话先放一边,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好像慌慌张张地分开了吧」 薰,「是、是吗?哪有的事,你说是吧,幸子」 幸子,「就、就是。呵呵」 和树,「到底在干什么」 薰,「啊哈哈。别瞎说呀,爸爸妈妈在这种时间会做什么呢」 幸子,「就、就是呢。这种时间,怎么会做那种事」 和树,「……」 起得早 就有目击到不想看见的东西的可能性。 薰,「嗯哼。和树你起这么早还真是难得」 和树,「哎呀……起来早,但是心情不怎么好」 幸子,「饭已经做好了」 和树,「嗯,那先吃饭」 平常早上都是急匆匆的,像这样悠哉地看着电视,对我来说有点新鲜。 电视里,衣着体面的大妈正在做星座占卜。 贾斯汀萝拉,「欢迎贾斯汀萝拉老师的,星座占卜角」 和树,「别自称老师」 幸子,「啊啦,这位老师的占卜很有名的,因为奇准无比」 和树,「哎」 呵呵,这种大妈怎么可能决定我一天的运气。 无聊至极。 电视机中的图表正在展示今天各星座的运势, 挺普通的呀。 贾斯汀萝拉,「今天的幸运儿就是你」 ;◆効果音:ぴきーんと、ひらめいたような音 和树,「嚯。我吗」 贾斯汀萝拉,「幸运关键字,早起」 和树,「啪咕?越来越像是在说我了」 贾斯汀萝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享受着不一样的早晨,今天可能会碰到好事情」 和树,「哦哦」 突然就有干劲了 幸子,「太单纯」 薰,「没错」 和树,「我走了……不过先得」 走向红的房间。 ;<背景:空や白背景で> 红,「呜喵呜喵」 红睡的正香。我将手伸向旁边的闹钟, 然后,调慢了三十分钟。 红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极其不愿意迟到。 每次睡过头的时候,就发了疯似的往学校跑。 将早上的洗漱都省掉,抄近路,刷新最快记录,在迟到前一秒安全上垒。 和树,「让我看看你的界限吧」 这个时间如果她能避免迟到的话,肯定是要破纪录了。 和树,「愿你奋斗到底」 ;◆時間経過 ;<背景:空> ;<背景:電車の中> ;◆効果音:がやがやと、電車が混んでいる効果音ができたら …… 电车从一清早就拥挤不堪。 因为处于与以往不同的时间段,电车中的乘客穿西装的上班族比学生要多。 大家这么早就辛勤地劳动。 有虫吃,吗。 感觉……不像是会有好事发生的样子啊。 和树,「啊……!」 身体里突然涌现一股寒意。 拥挤的电车里,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正紧紧贴在我后面。 肌肉男,「……嘿嘿」 为什么脸红了? 蹭蹭。 肌肉男,「啊……」 为什么蹭我的身体!? 肌肉男,「呼。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呀」 在嘀咕什么!? 和树,「………………………」 呀————————。 再也不早起了—— 广播,「酒井站,就要到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电车已经到了下一站。 唔哇,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要上车。 明明电车里已经这么挤了。 ……在站台中等待发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和树,「咦,园原?」 园原顺着人群从我的旁边经过。 碧里,「啊,前辈!在电车里遇见你真是太巧了。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和树,「啊……只是闹钟调错了。园原起得真早呢」 按这个速度去学校的话,还要一个小时才上课。 碧里,「我有晨练,一直都是这么早,今天还算有点晚的」 和树,「嗯」 园原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乘客在往上涌,将我和园原挤到一块儿去了。 和树,「咕。这个时间段的电车一直都这么挤吗?」 碧里,「啊啊,今天因为线路故障所以其他线停运了,所以到这边换乘的人有点多」 和树,「事故吗」 和树,「……哈。哪里有虫吃啊」 碧里,「什么?有虫吃?」 和树,「不,没什么」 占卜果然不能信。 嘎踏! 碧里,「呀」 和树,「唔哇」 每次转弯的时候,满车的乘客就“呼”地倒过来,又“呼”地倒过去。 碧里,「呀————」 和树,「呜啊————」 碰、碰到了。 噗捏。 刚刚的触感是, 碧里,「……」 园原一脸惊讶的望着我。 和树,「……」 和树,「不、不可抗力?」 碧里,「哇,我知道的,这是不可抗力。……前辈,没事吧?」 和树,「我倒是没事。唔唔,好厉害」 碧里,「什么……」 我把手撑在车门上,顶着背后的压力。 尽管园原在水泳部锻炼过 再怎么说只是个女生,这么大的压力她承受不了 有可能会受伤。 咕。 随着电车的摇晃背后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直到我的胸部和园原的胸部贴到了一起。 嘎嗒! 碧里,「呀」 和树,「唔哇」 挤。 呜呜,好丢人。不过,真的好软啊…… 碧里,「盯……」 园原有些生气地盯着我。 和树,「不、不可抗力」 碧里,「我知道。呜呜」 撑着门的手也因为诱惑而有些发软。 如果我不这么用力地撑着的话,我和园原的身体将贴得更紧……。 不行不行,松手的话园原会被乘客们挤瘪的 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 和树,「不能被挤过来,但是,好想碰碰那里……咕唔」 我要崩溃了。 碧里,「前辈,你的声音有些奇怪唉,就像是吸了氦气一样」 和树,「木有冠希,交给我就好」 碧里,「果然很奇怪!」 碧里,「嗯……?前辈,难道……」 碧里,「盯……」 又盯着我。 和树,「什、什么?」 碧里,「……」 碧里,「没什么……」 ;◆時間経過 ;<背景:桜並木> 碧里,「呼。总觉得好累,我待会儿还要晨练」 终于从满载的电车里下来了,我和园原摇摇晃晃地向学校走去。 和树,「辛苦你了。我倒是没什么事,可以去教室睡个回笼觉」 其实背还是挺疼的,真想马上躺下来休息一会儿,不妙。 碧里,「……」 ……嗯? 园原啪嗒啪嗒的跑向了一个跟学校不同的方向,是去干嘛呢? ………… 就在我猜测的时候。 碧里,「给,前辈」 手中握着一罐咖啡。 和树,「哎,给我? ……可以吗?」 碧里,「请用,一点谢礼」 和树,「什么谢礼啊」 园原有些高兴地笑着把咖啡递给我。 碧里,「好啦好啦,先喝吧。讨厌喝咖啡吗?」 和树,「那倒不是」 说着将咖啡放到了嘴边, 独特的醇香在口中扩散, 心情一下子好多了。 碧里,「在起的比平时都早的清晨,啜上一口苦咖啡。唔,真是一种享受」 和树,「喜欢咖啡吗」 碧里,「不,太苦了,所以硬要说的话还是不喜欢」 和树,「什、什么意思」 碧里,「但是,比较喜欢和咖啡的男人」 和树,「呃」 碧里,「哎。啊,这只是一般论,并不是说喜欢喝咖啡的学长什么的」 和树,「这我还是明白的」 碧里,「……」 和树,「……」 清晨的上学路上,还看不到几个学生。 我一边喝着有些苦涩的咖啡,一边和园原并排走着。 碧里,「好喝吗」 和树,「好喝,你要来一口吗」 碧里,「呃?不不不不,太不成体统了」 园原看着罐口不停地挥着手。 碧里,「……」 和树,「……」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 的确遇到了不错的事情。 ;◆時間経過 ;<背景:廊下> ;◆効果音:ちゃいむの音(ウェイト) 里沙,「赶上了」 恭次郎,「踩点!」 和树,「哼」 和树,「你们呀,上个学都匆匆忙忙,too naive!还是要多学习姿势」 里沙,「你说这话太过分了吧?什么叫学习姿势?」 里沙,「你平时不也是跟我们差不多的时间到校的吗」 和树,「今天我可早到了一个小时」 里沙&恭次郎,「「哎——————」」 恭次郎,「这家伙,提前一个小时到校!」 里沙,「我只闻到了犯罪的气息」 里沙,「肯定是溜进办公室偷了今天考试的答案吧。好孩子,给我一份」 和树,「呵……丑陋。内心丑陋的人,在他的眼中别人也是丑陋的」 里沙,「啊!?」 恭次郎,「话说回来上学的时候碰到你妹妹了,她跟我们一样玩命地跑」 ;◆回想 ;<背景:桜並木>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唔哇——————。迟到啦——————」 ;◆回想終わり ;<背景:廊下> #textbox message,name 里沙,「那可谓是,游走在迟到的边缘冲入了0和1的世界。三枝妹,早上可是地狱级难度的玩家呢」 和树,「那是她自作自受」 和树,「你们俩,打算踩点上学到什么时候啊」 里沙,「有什么不好的」 和树,「当然不好」 和树,「你们,到底想浪费多少文的德啊!」(俗语:早起是三文之德) 恭次郎,「什么徳?」 和树,「一天三文,一年都超过千文了。千文的话、千文的话……千文的话……」 和树,「可以买多少白米饭呐!」 里沙,「这、这家伙怎么啦」 和树,「我的人品爆发了」 和树,「关键字是,『喝罐装咖啡的男人,很帅』」 恭次郎,「不明觉厉」 ;◆時間経過 ;<背景:空/夜> ;<背景:自宅居間/夜> ;◆効果音:がちゃドアを開ける音.短(ウェイト) 和树,「我回……」 红,「兄长————受死吧——————」 和树,「唔哇——————————」 玩偶乒太以马赫级别的速度割裂空气朝我的脸飞过来。 和树,「你打算杀了我吗!」 红,「这是咱的台词。调慢咱的闹钟,想看咱的极限!?」 红,「为了不迟到,咱横穿吉田家的卧室,从浜田家的屋顶跑过,再爬上大村家的树」 红,「抄了所有近道,咱的大冒险光是听着就让人落泪,你怎么能让咱遭这种罪呢」 和树,「关我屁事」 红,「魂淡!」 和树,「说到底,是调快我闹钟的你有错在先吧」 红,「哼。这是对你之前打扰咱午休的报复」 和树,「不记得了,那种小事」 和树,「不过,我倒是还要感谢你,让我明白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个真理」 红,「啊?」 和树,「嗯哼。没什么」 红,「发生了什么?话说今天的兄长读完一天书了脸上还洋溢着自信。是错觉吗,好像有股不同以往的味道。嗯嗯,这是,咖啡?」 唔,这家伙真敏锐。 和树,「今天已经累了,为了明天,今天早点睡好了」 红,「什么为了明天」 和树,「学习和运动,年轻人可是有很多事要干的」 和树,「一分一秒都价值连城」 和树,「怎么能浪费青春呢!」 红,「瞎喊什么口号」 和树,「晚安」 ;▼間を置くか否か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姆?」 红,「有猫腻」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ルート02.txt ;◆碧里ルート二日目 ;◆暗転 ;<背景:自室> 和树,「嗯……」 ;BGM開始 与昨天相同的时间点,闹钟提前发出了悦耳的铃声。 并不是红的恶作剧。 我自己想要早起。 和树,「好,起床」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咦,老姐,这种时候看到你还真是稀奇」 巡,「呼,要值日啊。早点去,把黑板擦干净,给花儿浇水」 和树,「那也没必要起这么早吧?」 巡,「谁都不想在给花儿浇水的时候被人看到吧。所以要乘着学校没人干,明白了?这就是少女心」 和树,「这是哪门子少女心」 巡,「那,和树君为什么又这么早起来呢?」 和树,「呃?」 巡,「嗯??」 和树,「我、我也要值日啊。给花浇水什么的」 巡,「呼——都辛苦了」 和树,「……」 和树,「我可以换台吗?」 巡,「随便」 我记得昨天,好像是这个台吧…… 贾斯汀萝拉,「贾斯汀萝拉老师的,今日星座占卜」 巡,「这老太婆怎么回事,穿的那么客气,还自己叫自己老师」 和树,「你先闭嘴」 贾斯汀萝拉,「啊啦啦,继昨天的好运,您今天也会心想事成哦」 和树,「噢噢,就是我」 贾斯汀萝拉,「幸运色是红色。身上带着红色的东西的话,毫无疑问,一定会发生幸运的事情的」 和树,「红色吗。穿条红内裤行不行啊。但是我没有红内裤」 巡,「我倒是有」 和树,「没问你」 巡,「……」 巡,「和树君信这种东西啊」 和树,「什么叫这种东西,我跟你说千万别小看了她,贾斯汀波拉老师的占卜可是」 巡,「名字都说错了」 和树,「哎呀,不能在这里磨蹭。我出发了!」 #textbox message1,name1 巡,「……」 巡,「哼哼。年轻就是好呀」 ;◆時間経過 ;<背景:電車内> #textbox message,name ……与昨天相比,电车里要空旷多了。 原来如此,正如园原所说,昨天是因为电车事故这趟车才会这么挤,平常都是很空的。 虽然找不到座位,但乘客也并不很多。 我就这样靠在车门边思索。 和树,「……」 这种情况的话,昨天的事件看来是无望了。 不行不行,我在想什么呢。 和树,「呼」 红,「可疑」 和树,「呜哇。红!?」 红,「在电车里笑得鼻孔鼓的那么大,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咱的兄长,咱都要恶心死了」 和树,「红、红。你为啥会在这」 红,「你那么早就兴高采烈地出门了,肯定没安好心,所以咱就追过来了」 和树,「什么」 碧里,「咦,红。真难得呀,你竟然在这个时间乘电车」 和树,「园原!」 园原带着精力充沛的表情进了电车。 碧里,「早上好,学长。红怎么回事」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红,「事情是这样的,这个男人一大早就兴高采烈地出门了,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碧里,「坏主意?」 红,「关键词是三文之德!」 碧里,「指早起吗? 原来如此。所以学长上学比以前早了」 红,「因为是兄长,肯定是为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才会对这可疑的三文之德趋之若鹜」 红,「若不是这样,起床困难户的兄长,不可能特意这么早起来」 红,「所以咱才要像这样监视他」 和树,「监视……什么情况」 碧里,「原来如此。寻找三枝学长的三文之德吗!我也好想知道」 红瞎说了一通,把园原也忽悠进去了。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她们俩关系还挺好的嘛。 碧里,「要我推断的话肯定是,早早起床,去参加某个社团的社团晨练?」 红,「蠢猪」 和树,「那倒不会,园原」 碧里,「咦!?」 红,「作为妹妹,咱充分了解兄长的性癖。大致上可以猜到」 和树,「还性癖,你又知道我什么?」 红,「看,那所开在路边的爱情旅馆。从窗户外可以看见下流的光景,兄长一定是为了这个……」 碧里,「学、学长,真糟糕」 和树,「糟糕的是你们的妄想」 和树,「才不是为了那个」 和树,「早点去学校,然后浇花,去帮值日生的忙,最后预习一个小时」 和树,「像这样,身心怡然,度过健康而又美好的一天」 ;◆キラーン、といった効果音を重ねられたら 和树,「早起真美妙啊」 ;●立ち絵を揺らしたい 红,「嘎哒嘎哒。兄长、刚刚、好像说了很可怕的话」 碧里,「根本不符合他的个性」 ;◆ガタンと、電車が揺れる演出。 嘎哒。 红,「哎哟──」 和树,「呜哇」 电车摇晃了一下,红朝我这边倒过来。 专注在交谈中的我并没有抓住扶手, 于是平衡崩溃了。 噗扭。 倒向了园原站着的地方……… 碧里,「呀——————」 与昨天相同的亲密距离。 和树,「抱、抱歉」 碧里,「没、没事……」 不过,怎么说呢……。 真棒。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那是欢呼的姿势吗!?)」 ;<背景:電車内> 红,「难道说,所谓的三文之德……」 红,「不对不对。咱想多了,既然是兄长,肯定不会满足于那点程度的胸部的」 碧里,「红你一直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呢」 红,「哼。这种胸部,也不怕被人笑话」 碧里,「什么鬼!?」 ;◆時間経過 ;<背景:樱並木>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三枝前辈为什么要早起,到最后还是没弄明白」 和树,「这个话题先告一段落吧」 红,「你就省省吧!」 红,「阴暗的兄长会连续两天早起出门,必定有什么名堂」 和树,「昨天是因为你调快了闹钟吧」 红,「那,今天是因为什么」 和树,「这个……」 和树,「我发现早起很舒服啊,就是这样」 碧里,「那也就是说,昨天早起发生了什么好事,所以今天也早起试试」 和树,「吓」 碧里,「昨天他碰到了我……」 和树,「吓」 碧里,「我知道了,学长,是为了那个」 和树,「吓!」 碧里,「前辈,其实是喜欢的吧」 和树,「什什什什,什么」 碧里,「请不要装傻,明明昨天那么熟练」 和树,「熟熟熟、熟练!?」 ;◆回想:昨日、ハプニングで園原の胸をさわってしまったシーンを回想。 和树,「误会啊,我并不是有意而……」 碧里,「是为了那个吗,是的话跟我说不就好了」 和树,「不、不不。我绝对不是,为了那个,并不是那样的。只是觉得,不可抗力地,发生了幸运的事」 碧里,「微糖」(日语中“微糖”与“美頭”同音,男主理解成了“美丽的乳头”) 和树,「美美美美、美头!?」 咽口水。 和树,「等等!园原,你在说什么呢!隔着衣服,我又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碧里,「什么?」 和树,「不过,既然园原……有自信这么说,那就是美丽的乳头」 碧里,「好了吗?」 碧里,「那,稍等」 说完,园原跑开了。 和树,「额额,園原??」 红,「你们在讲什么啊,美头?」 和树,「红,你先闪一边去」 我慌慌张张地把红支开。 红,「搞什么啊,这么突然」 和树,「好像有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 红,「啥啥啥,要发生啥事」 和树,「美头的时间!」 咕噜,我紧张得吞了下口水。 园原回来了。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碧里,「咖啡,给」 和树,「……」 和树,「咖啡……?」 园原一边伸出手一边说, 碧里,「还有,给我120元。那边的自动贩卖机有卖,这次请自己花钱买」 和树,「啊、啊啊」 我茫然的取出零钱交给园原。 红,「这样啊,昨天碧里请兄长喝了咖啡。为什么,又」 碧里,「呃、呃」 在红的吐槽下动摇了的园原望着我。 和树,「看我也没用啊。话说,是为了什么来着」 事到如今,我也搞不清为什么我会被请喝咖啡了。 碧里,「我、我不知道。那,我先告辞了。要去晨练!」 一溜烟就跑开了。 和树,「……」 望着园原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些好笑。 抿了抿手中的罐装咖啡。 和树,「三文之德、吗」 和树,「呼」 神清气爽的早晨。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可疑」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ルート03.txt ;◆園原碧里ルート三日目 ;◆暗転 ;朝 ;<背景:電車内> 和树,「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上学的电车内。 我看着站在旁边的红叹了口气。 连续三天早起出门的我。 还有说是要监视我的红。 红,「兄长是个变态,不能放任不管。今天一定要揪出三文之德的本体」 红,「作为三枝家的女人,面对后人走上不归路这种事,决不能置之不理」 不知道为什么红好像下定了决心。 和树,「随你便」 碧里,「盯……」 红,「怎么啦,碧里。盯着别人看」 碧里,「呐,红从什么时候开始“兄长”“兄长”这样叫的」 红,「谁知道呢。兄长就是兄长呀,从出生开始就这样叫了」 ;◆妄想 #textbox message1,name1 护士,「生下来了!是个女孩」 红,「兄长!」 ;>>赤ちゃんっぽく
;◆妄想終わり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好恶心」
红,「不是那个意思!」
红,「哼,有那么奇怪吗」
红稍稍撅起了嘴。
有事红确实会被周围的人这样吐槽,果然她还是在意这件事的吗。
碧里,「不是!不奇怪,不奇怪。不如说……」
碧里,「感觉不错呢」
红,「呃」
碧里,「啊哈哈。我也想叫一下试试」
;>>少し照れながら
和树,「园原?」
红,「碧里?」
碧里,「不行吗。你看,我呢,只有个弟弟,所以有这种憧憬也是人之常情吧?」
红,「哦嚯嚯,如意算盘打得挺好的嘛。是想转换成妹系角色,觉醒傲娇属性吗」
碧里,「你在说些什么意义不明的话」
碧里,「总之就是,我看到红与学长的日常互动,觉得有些羡慕」
碧里,「不对,并不是对学长怎样怎样的。单纯的,憧憬着欧尼酱这种存在而已,我这个年纪的女孩都会向往这个的吧?」
园原像是找理由一样快速地辩解着。
和树,「兄妹并不是什么值得向往的关系哦。孽缘切都切不断」
红,「总觉得混入了不能一听了之的东西」
和树,「还是没有血缘的人要好些。便于交际……能干的事情也多些」
碧里,「什么是能干的事」
和树,「比如说……」
和树,「恋爱」
;◆二人そろって顔を染めます。
红&碧里,「「……」」
红,「这男的说什么傻话」
碧里,「就、就是」
和树,「我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
红,「呼姆。照兄长说的,妹妹就一无是处了咯」
碧里,「红,那种台词只能体现说话者的傲慢」
红,「呼姆。那!就跟咱交换身份吧」
碧里,「什么?交换身份?」
红,「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汝,就当咱兄长的妹妹试试」
碧里,「额、额额。我当学长的妹妹!?什么鬼」
红,「相对的,咱就当学妹」
碧里,「啊。这就是所谓的交换吗」
和树,「等等。园原当老妹,红当学妹?这会搞得乱七八糟的吧」
红,「笑」
红,「强行把各种杂物甩给前辈,帮忙打扫泳池,帮忙管理日式煎饼店」
红,「将后辈的权利发挥到极致,把前辈当做奴隶使唤!」
;◆パンパカパーンみたいに鳴らせたら
红,「也就是前辈的全部都由咱这个后辈支配!哇哈哈哈」
碧里,「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
红,「咱作为家人,作为妹妹的时候有所顾虑,所以看起来温顺可爱」
红,「现在终于解除封印了,后辈的力量!」
;■上記台詞で、驚く理由がよく分からん
和树&碧里,「「!?」」
红,「喂,学长,去买份炒面过来」
和树,「你给我就前辈和后辈之间的关系学习半年」
红,「后辈难道不是沉浸在前辈的保护欲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吗」
碧里,「红你,到底是把我当做了哪门子后辈。真是的」
红,「哼。那现在轮到碧里了。当个有模有样的妹妹给咱看看」
碧里,「额、额额……。嘛,有一半算是我提出来的」
碧里,「好、好的。那,赶紧试试吧」
和树,「真的要试试吗」
碧里,「……」
园原紧张地窥视了我几眼。
碧里,「兄、兄长。贵安?」
和树,「不对,园原。以我这个兄长的角度来说,这妹妹违和感爆表了。连时代都错了」
红,「咱的角色性被全盘否定了!?」
碧里,「额、额额。那、欧欧欧欧欧欧」
碧里,「……」
碧里,「欧尼酱……」
;>>恥ずかしくてぼそっと
红,「……」
碧里,「红红红红红红红!这,比想象中的要羞耻多了!」
红,「是吗,咱觉得很普通呀」
和树,「不……」
决不普通!这决不普通!!
和树,「咕……」
我因太过兴奋,忍不住摁住了鼻子。
红,「那,接下来像妹妹一样撒娇看看」
碧里,「撒娇!?撒、撒娇……」
;●他に比べて音量でかい(割れてる、他が小さい?)
碧里,「欧欧欧欧欧。欧尼酱……教我做题……哇啊啊啊啊啊。果然做不到」
;●音量おかしすぎ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红,「哼。真难看。就让你看看名正言顺的妹妹的手腕吧」
和树,「来试试」
红,「欧尼酱」
和树,「龙套角色?」
红,「欧尼酱。浴室里抓到一只蟑螂,快吃了它」
和树,「难度太高了!」
红,「欧尼酱。最近有个奇怪的男人总是缠着我,快吃了他」
和树,「恐怖片吗!」
碧里,「红好厉害呀,这就是妹妹的撒娇吗」
和树,「园原你别当真」
和树,「园原的事先放一边,红,你就不能当个正经点的后辈吗」
红,「呼姆,什么是正经点的后辈」
和树,「就是……」
红,「是?」
和树,「没、没什么」
差点就把“像园原那样”说出来了。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妙。
和树,「就是……你就不能当个所有前辈都向往的,讨人喜欢的学妹吗」
;●キャラ揺れしたい
红,「嘎哒嘎哒。讨人喜欢。你想让咱用什么招式」
和树,「又不是相扑」
红,「哼,可爱系的学妹呀。这点小事咱也做得到,易如反掌」
和树,「你试试」
红,「学长。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请与我交往」
和树,「……」
红,「呐……」
红,「什么鬼! 哇哈哈」
碧里,「明明自己要这样说,反而害羞了」
红,「哪里是害羞,咱只是恶心到目瞪口呆,模仿碧里这种事真不是人干的」
碧里,「哪里是在模仿我」
和树,「唉唉唉」
;◆暗転
……………
…………………………
;◆視点変更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前辈…………吗」
女学生A,「怎么啦,三枝同学。你的脸好像有点红」
红,「没、没什么!」
红,「(怎么回事,胸老是扑通扑通地跳……)」
碧里,「……」
碧里,「……欧尼酱…………吗」
;>>この辺、ぶつぶつつぶやいているように。
碧里,「呐,欧尼酱♪学习上我有不明白的地方~教我吧??」
碧里,「………………。挺不错的」
女学生B,「园原同学怎么啦。从刚才开始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碧里,「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
;◆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
;<背景:廊下>
里沙,「我说你,今天又这么早来学校,想干什么坏事?」
里沙,「是要溜到什么地方去偷东西吧。游泳部?吹奏部?给姐老实交代」
和树,「……」
里沙,「怎么啦?盯着人家看」
和树,「喂,里沙。叫我声欧尼酱试试」
里沙,「……啊?」
里沙,「嘛,可以。」
里沙,「……会甜死你的哦?」
和树,「来试试」
里沙,「嗯哼。啊—啊—。啊—啊—」
里沙,「欧尼酱」
;>>里沙らしくなく、可愛い感じで
和树,「!?」
和树,「别说可爱了,连性格都搞错了吧」
里沙,「欧尼酱」
和树,「虽然很可爱,但总有点不对。为什么总感觉缺乏了作为人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里沙,「生气了!我明明这么努力。真生气了!」
;◆暗転
……………
…………………………
;<背景:廊下>
;◆効果音:ちゃいむ
放学后。
回家算了。
红,「兄长!」
红?
红,「兄长,不陪咱去泳池吗。咱想去练习游泳」
和树,「练习游泳?」
红,「其、其实……」
说起红
最近总是在游泳部出现呢。
她的心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和树,「你根本不会游泳吧?真要去?」
红,「正因为如此所以要努力呀」
和树,「那,去跟园原说一声要好得多吧」
没必要特地来找我呀。
红,「嘛、嘛,确实是这样……嗯……」
红扭扭捏捏的。
和树,「………」
和树,「好吧,我陪你去」
红,「哦哦!不愧是兄长!」
真是个磨人的老妹。
红,「不、不过,兄长也不是很会游泳吧。一起练习怎么样」
和树,「我会不会游随便」
红,「不要说这种话啦!一起去吧!」
;<背景:プール>
园原在哪呢。
看到了。在练习着游泳的部员们当中,我找到了坐在泳池边谈笑风生的园原。
和树,「园原」
碧里,「?」
园原回过头来。
然后,非常自然的
碧里,「啊,欧尼酱」
;◆効果音(緊張音:ピキ!)
;■良い音が無い
勤奋地练习着的游泳部部员们的时间静止了。
所有人,「……」
夏芽,「集合~!」
女学生A,「(刚刚是叫了欧尼酱吧?)」
女学生B,「(叫了叫了,确实是这样叫的)」
女学生C,「(清扫泳池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挺不错的,真没想到是这种关系)」
女学生A,「(大概是心血来潮吧?兄妹PLAY什么的……估计是碧里提出来的)」
女学生B,「(别看三枝君那个样子,罪孽挺深的嘛)」
女学生C,「(说不定红也只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却让她兄长兄长地叫,自己一个人暗爽)」
和树,「我听得见,那边的!还有暗爽是什么鬼!」
红,「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学长他并不是咱的亲人……却让咱叫他兄长,然后自己暗爽」
和树,「你也别一副刚反应过来的样子掏早上的剧本」
夏芽,「那,到底怎么回事,园原。大家都无心练习,对你的话题倒是挺感兴趣,你能说明一下吗?」
碧里,「啊呜啊呜」
碧里,「就是呀,这是因为,那个。就是那个。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夏芽,「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我可听不懂」
碧里,「呜呜。请试着读一遍」
碧里,「我说,欧尼酱也解释一下」
碧里,「唔哇,又说出来了!!」
和树,「…………………………」
夏芽,「好,解散!继续练习!」
;◆暗転
…………………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红,「唔呕、呕呕。果然不行!喝水喝饱了」
碧里,「你为什么要在水里呼吸呢」
红,「平常的习惯」
红还是只会在水里乱搅一通,连睁开眼划水都做不到。
离会游泳的日子还有些苦头要吃呢。
红,「不管怎样都怕水」
碧里,「水有什么好怕的?」
红,「身上所有的洞都被水灌满,蚕食咱的五脏六腑,侵蚀咱的大脑,然后生活在水中的细菌企图支配咱的精神」
;>>読み方、臓腑(ぞうふ)
红,「水当然可怕!」
碧里,「别、别说这么诡异的话呀。你这么一说弄得我都觉得水有点奇怪了」
和树,「真是的」
碧里,「盯……」
和树,「怎、怎么啦」
碧里,「学……欧、欧尼酱、不去游泳吗」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园原还是彬彬有礼地,
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向我询问着。
知道我是旱鸭子的红眼神闪烁,盯着我偷笑。
红,「就是就是,都到泳池了,不下去游泳?」
和树,「我、我就算了」
为了不弄湿衣服
我特地换上了新买的泳衣……不想靠近水源。
碧里,「为什么?天这么热,游下泳会很凉快的」
;◆効果音:ドスと、キックをする音
红,「下去」
和树,「呜哇ー!」
落水了。
和树,「咕噜咕噜咕噜」
越是挣扎越是深陷,身体渐渐沉了下去。
因为并不是很深的水位,只要冷静下来踩住水底就行,但是……
红,「啊,兄长?怎么呛着了,没想到是只旱鸭子」
碧里,「哇,糟了」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和树,「咳咳咳。好险」
碧里,「前辈不会游泳啊」
红,「就是说啊。还自以为是地教育咱,其实自己都没这个能力」
和树,「哼。你少管」
和树,「回去了。难得有心情陪你来练习,我可不想再被推入泳池」
红,「对了,兄长。回去的时候咱要去买东西……」
是想让我继续陪她吗。
和树,「没办法。那我打发时间等你吧」
红,「……呃?嗯,嗯」
红,「……」
碧里,「怎么了,红」
红,「没,没什么」
;<背景:空‐夕方>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夕方>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辛苦了」
碧里,「呼,好累。红今天相当努力了。学长还在等我们,动作快一点」
红,「……」
碧里,「红?」
红,「咱想起来了」
红,「兄长在等着咱」
碧里,「还在等?所以说,赶快走吧」
红,「不是指这个……咱想起兄长不会游泳的原因了」
红,「那是全家一起去泳池,咱怎么都不会游泳的时候……」
;◆回想
红,「呜呜。只有咱一个人,不会游泳」
;>>9歳くらい
和树,「我也不会」
;>>10歳くらい
红,「呃?」
和树,「在红学会游泳之前,我都不会游泳」
和树,「我等你」
和树,「所以慢慢来吧」
红,「兄长……」
…………
和树,「咳呵咳呵」
幸子,「怎么和红玩在一起,和树也不会游泳了?」
巡,「老鼠儿子会打洞」
幸子,「这个例子有点……」
和树,「咳呵咳呵。没事啦。等红学会游泳,我也就学会了。加油,红」
红,「唔,嗯」
;◆回想終わり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夕方>
碧里,「诶……学长说过要等到红学会游泳的那一天。因此,学长现在还不会游泳」
红,「唔,唔姆」
碧里,「(学长,好可爱……)」
红,「哈啊?」
碧里,「没没没,没什么!」
碧里,「总之,快走吧。学长在等我们」
红,「唔,唔姆……」
;◆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夕
;<背景:電車内‐夕方>
红,「ZZZZZ」
练完游泳之后,去买点东西……这是原计划
和园原去吃可丽饼,再去游戏中心。
可红在回家的路上就睡熟了。
头靠在我的肩上。
碧里,「学长,重吗」
碧里,「不对,今天,是叫欧尼酱来着」
和树,「不用了」
碧里,「啊哈哈。果然还是有点害羞,很难习惯」
和树,「是啊,园原叫我欧尼酱,我后背直发凉」
碧里,「好过分!」
碧里,「还是玩得挺开心的」
碧里,「……那个,学长觉得怎么样,我和红的身份交换」
和树,「嗯……」
和树,「红出演的学妹不太好平均。园原的话……」
碧里,「园原的话?」
和树,「比起妹妹,果然还是做外人更好一些」
碧里,「好失望。也对,有个我这样的妹妹的话,一定会累死」
和树,「差不多」
碧里,「真的吗!我希望你能否定」
和树,「哎呀,怎么说呢。感觉还是没有血缘关系要交往得轻松点」
碧里,「轻松点?」
和树,「各种意义上」
碧里,「早上是不是也说过类似的话」
和树,「嗯?早上,我说了什么来着」
碧里,「不不,没什么」
碧里,「诶嘿嘿」
和树,「?」
酒井站到了。园原才回过神来似的站起来,走向车门。
碧里,「今天谢谢你了」
车门关闭之际。
碧里,「byebye,欧尼酱。……开玩笑啦。再见」
和树,「……」
果然我也有点舍不得。
下次再拜托她试试吧。
红,「嗯……」
红终于睡醒了。
红,「……咦……?」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我的脸。
红,「啊!」
;◆立ち絵で表現していただければ。
立刻反射性地推开了我。
和树,「什么嘛,这么急,还有几站」
红,「咱做了个梦」
和树,「梦?」
红,「兄……兄长变成了,咱的学长,不再是兄长」
和树,「今天的后续吗」
红,「嗯。然后」
红,「然后就……」
和树,「怎么了」
红,「没什么!」
红,「没什么,只是场梦」
和树,「?」
;碧里ルート04.txt
;◆園原碧里ルート:4、5日目
;◆暗転
;朝
红,「呜嗯,呜喵呜喵,快点,咱也要」
和树,「……」
红好像睡得很熟。
轻轻戳了下她的脸颊。
红,「……」
红,「嗯……姆……?」
红,「怎么回事,兄长!」
她一下子爬起来,跟我拉开了一点距离。
和树,「今天还不起来吗」
红,「唔。还是算了吧,兄长想要三文之德,自己去找不就好了」
和树,「怎么了,昨天还说要监视我,就没毅力了吗」
红,「够了」
和树,「发烧了吗」
说着我把手伸向了她的额头。
红,「哦哦」
红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和树,「什么“哦哦”」
红,「别别、别碰我」
;◆効果音:ぱしんと、たたく音。
和树,「呜哦!?」
手被甩开了。
红,「盯着刚起床的女士的脸看可不礼貌哦。要走就快点走吧」
怎么突然心情不好了,是因为那天吗?
;<背景:自宅前>
和树,「我出门了」
到最后红都没有要跟过来的样子。
是厌倦了吗。
本来我还觉得和红,园原一起上学挺有意思的。
;◆暗転
…………………
;<背景:電車内>
播音员,「下一站是酒井站」
……
园原没有上来。
嘛,毕竟又没有约好。
这么说来,她好像说过有时候会迟一点,急匆匆地赶下一班电车去晨练呢。
这趟电车原本就不是园原平常坐的那一趟。
……嗯?那前天和昨天,为什么都坐了这趟车。
这对我来说算早起,但对园原来说算晚起吧。
和树,「……」
我站在电车里呆呆地思索着这些事情。
寂寞也是没办法的。
不管想什么……脑袋里总是会浮现有园原和红存在的热闹场景。
碧里,「学长」
连幻听都出现了。
碧里,「学——长——」
于是……
;BGM変調
园原站在了我面前。
和树,「你、你从哪儿过来的?」
碧里,「从哪儿?对面那辆车里过来的」
碧里,「我坐错方向了」
和树,「你还会坐反方向吗?」
碧里,「额。你看,因为不经常坐这辆车,所以总觉得安静不下来」
和树,「是、是呢。我明白。坐平常不坐的车,总有点安不下心」
和树,「看到的景色都不同了」
碧里,「这倒没什么区别吧」
和树,「不不,不是指外面的景色。车内的海报和乘客都不同了,总有些在意」
碧里,「乘客……」
碧里,「也、也是呢。确实是这样,啊哈哈」
碧里,「啊哈哈」
和树,「……」
碧里,「……」
碧里,「话说,今天没看到红,她没一起来吗」
和树,「还在睡,应该是厌倦了吧」
和树,「园原现在还在意我早起的原因吗」
碧里,「呃」
碧里,「啊,是的。就、就是这样。我可是不会放弃的,学长的三文之德,一定能找到」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随你便」
;<背景:桜並木>
碧里,「哇,今天时间也很紧呢。学长,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和树,「哦」
看着跑开的园原,我不知不觉向她说了一句。
和树,「那么赶的话,坐早一班电车不就好了吗」
碧里,「呃」
和树,「?」
碧里,「因、因为」
碧里,「我想尽可能多睡一会儿,晨练可是很辛苦的」
园原稍稍鼓起了脸颊,好像有些生气似的辩解着。
和树,「也是呢」
碧里,「就是啊,晨练太辛苦了,坐早一班电车我可做不到」
和树,「原来如此,所以才会坐晚一班电车吗」
碧里,「没错,当然是这样啊」
碧里,「你想说还有其它原因吗」
和树,「没,没什么」
碧里,「就是呀,没有其它原因。当然没有其它原因啦」
碧里,「那我就先走了」
园原悻悻地离开了。
咦……?
总感觉她好像心情不好。
;◆暗転
;<背景:電車内>
第二天。
播音员,「酒井站,酒井站到了」
和树,「……」
园原没有出现。
电车驶开了。
;◆昨日の回想
说了不该说的话呢。
不对,等等。
叫她早一点去学校好赶上晨练不是挺正经的话吗。
为什么我会觉得的是不该说的话呢。
和树,「姆姆……」
碧里,「怎么了,学长」
和树,「呀————」
碧里,「什么“呀!”啊,我是幽灵吗」
碧里,「我看你一个人看着窗外,嘴里还念念有词,所以犹豫着要不要向你打招呼」
和树,「吓我一跳」
碧里,「早上好!」
和树,「早、早上好。你今天也很有精神呢」
听到我话园原有些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碧里,「因为我是运动系的!」
;<背景:桜並木>
心里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我试着问园原。
和树,「园原,你为什么要游泳呢」
碧里,「呃,真突然呢。嗯,为什么呢」
碧里,「以前,我就是个旱鸭子」
和树,「真意外呀,那为什么现在却加入了游泳部呢」
碧里,「嗯,怎么说呢。不拿手的事情,就越发想要做好。就是这样」
和树,「是这样吗?真有园原的风范」
碧里,「话说学长呀有害怕的东西吗」
和树,「害怕的东西?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想干什么」
碧里,「因为学长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啊」
和树,「所以?」
碧里,「我想看看学长被吓到,或者感到害怕的样子」
和树,「抖S」
碧里,「就是抖S」
和树,「害怕的东西……」
和树,「我怕馒头」
碧里,「快看快看,馒头哦」
和树,「馒头好可怕,姆咕姆咕!啊——好吓人」
和树,「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
碧里,「打算肚子饿了的时候吃」
碧里,「就没有其它害怕的东西了吗」
和树,「我怕傲娇」
碧里,「那样的才没有,别想多了」
和树,「我说你,要是以为一句“别想多了”就算傲娇那可大错特错了……」
碧里,「怎、怎么了。向我靠过来」
和树,「嗯哼。没什么」
和树,「我怕病娇」
碧里,「我是不会放手的,干脆我们一起死了吧,来世再相会。不行的话就再来世,再不行就再来来世。死吧,和我一起死」
和树,「我怕猫」
碧里,「喵喵喵喵、喵呜~!」
碧里,「你想让我干嘛!」
和树,「我怕园原」
碧里,「我是园原,嘎哦——」
碧里,「你到底在让我干什么!」
和树,「抱歉」
和树,「原来如此,园原很怕水吗」
和树,「也有喜欢克服自己害怕的事物的人呢」
碧里,「相反,也有正因为喜欢而变得害怕的人」
和树,「正因为喜欢,所以害怕?」
碧里,「突然意识到了它的存在,无法保持平常心。嘛,不只限于恋爱,还有各种事物」
和树,「唔」
碧里,「怎么了,学长」
和树,「因为喜欢,而变得害怕,吗」
碧里,「……」
碧里,「盯……」
和树,「什么事」
碧里,「不,没什么事……额,不妙,聊过头了」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碧里,「那再见,学长。我还有晨练!」
和树,「哦,抱歉了」
碧里,「才没有那种事啦!」
园原爽朗地告别之后全速跑开了。
嗯,运动系。
;◆暗転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放学好,红今天也要参加游泳的训练。
红,「呜呕呜呕」
哪里是游泳啊,单纯的只是在胡乱地挥动手脚,完全没有进步。
红,「呜~~~。不甘心。不会游泳的猪只是头猪啊」
红,「正因为,是红」
和树,「有点意思!」
陪红犯傻的时候,
我察觉到一个在意的人身影没有出现。
夏芽,「怎么了,弟弟君?」
苍木学姐向东张西望的我搭话了。
夏芽,「园原的话,她今天一个人出去慢跑了」
和树,「为什么你会知道是园原!?」
夏芽,「呃,因为,我们部门你认识的人,只有园原了吧」
夏芽,「所以我就在想你是不是在找园原」
和树,「哈……一个人慢跑??为什么只有园原……」
夏芽,「最近晨练的时候她总是来得比较迟,差不多是踩着点到的。看她是个一年级的,我就想她是不是松懈了」
夏芽,「问她为什么迟到,也只能得到模棱两可的回答」
夏芽,「话说最近弟弟君经常和园原谈话,有什么眉目吗?」
和树,「不……我不清楚」
夏芽,「是吗。园原虽然是一年级的,她可是我们部门的希望。下个月的大赛她是主力,必须让他振作起来……」
和树,「……………」
;◆暗転
;夕
;<背景:桜並木‐夕方>
就在我离开学校去车站的路上……
碧里,「哈,哈」
对面,跑过来一个穿着体操服的女孩子。
あれは、園原。
碧里,「哈、哈……。哈、哈……」
碧里,「哈……。哈。FIGHT,碧里」
碧里,「哈,哈……」
和树,「FIGHT」
碧里,「没错,FIGHT」
碧里,「呃」
碧里,「呃————!吓、吓我一跳。学长?」
和树,「园原你才是,一个人干什么呢。被罚跑了吗」
碧里,「不是处罚啦,自主练习」
和树,「刚才我见过部长了,她说是晨练迟到的处罚」
碧里,「既然知道就别特地问人家呀,学长真坏心眼」
碧里,「哼」
好像生气了。
碧里,「加速前进」
说着她提高速度跑开了。
和树,「等等」
碧里,「为什么追我!?」
和树,「看到跑的人第一反应当然是追上去啊」
碧里,「你是狗吗」
碧里,「哈,哈。加速前进」
和树,「还加速吗!?」
;◆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方>
和树,「哈,哈……」
碧里,「真,厉害。学长平时不怎么能跑的呀,竟然以这个速度追我」
和树,「才这种程度,跟当年当飞脚的时候比起了,都不算事儿……」(“飞脚”,跑着送一些重要的文件,金银财宝之类的人)
碧里,「那,继续加速」
和树,「咿」
;◆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方>
和树,「哈,哈」
碧里,「到极限了吗」
和树,「还早着呢!」
回忆起了以前的一次马拉松大赛。
为了耍帅,我一不小心上头了,
结果跑得差点断气,惨不忍睹。
和树,「哈,哈……」
为什么,现在也会有那种感觉呢,上头地想要追上园原。
碧里,「再次加速」
和树,「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方>
和树,「哈……哈……。哈、哈……」
虚、虚脱了。
身体从内部开始颤抖着,根本使不上力。
碧里,「给」
和树,「不好意思」
和树,「嗯咕,嗯咕,嗯咕……」
和树,「噗哈,好喝」
碧里,「……盯」
和树,「嗯?什么事」
碧里,「不是,我觉得这样挺帅的!畅饮着运动饮料的男士」
和树,「喝咖啡的时候你也这样说了。难道只要喝东西就好了?」
碧里,「啊哈哈,大概是吧」
和树,「园原你不喝东西吗」
碧里,「我的扔在部团教室了」
和树,「嗯,这个,喝吗」
我无意识地将瓶子递了过去。
碧里,「呃……这个」
园原盯着瓶子看了一会儿,又瞟了我一眼,然后。
碧里,「我开动了!」
接下我的瓶子,放到了嘴边。
碧里,「嗯咕……」
怦。
一瞬间,我的胸口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碧里,「嗯咕……嗯咕……」
怦。怦。
我很不自然地盯着园原的嘴唇。
碧里,「噗哈。那接下来,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和树,「嗯、嗯」
碧里,「再见,学长!谢谢你!」
和树,「哦」
胸口的鼓动,并没有缓下来的意思。
;碧里ルート05.txt
;◆碧里ルート七日目
;◆暗転
;朝
;<背景:自室>
早上。
和树,「咕……」
起床……
虽然想起床。
和树,「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好痛。
其实自己还是清楚原因的,
昨天跑得太激烈了。
和树,「疼到肌肉发酸,这种事实在是难以启齿」
但还是要赶电车呢。
和树,「三文之德还在等我!」
我从床上做起来,试着伸懒腰。
和树,「――!!!」
好痛。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我出门了!」
#textbox message1,name1
;●幸子ボリュームが小さい
幸子,「咦,就走吗?最近起得真早呢」
红,「好像是三文之德什么的,反正是在执着于一些咱不知道的东西。青春期的男生,就是个谜团」
幸子,「小红好像也和和树一起上学过一段时间,现在怎么不一起了?」
红,「哼,都这个年龄了的兄妹,早上还黏在一起上学,想想都恶心」
幸子,「仅仅是这样吗?」
红,「哼……」
红,「怎么说呢」
红,「本想像以前那样,毫无顾虑地和他说话的」
红,「但有时……会觉得,兄长很恐怖,这是为什么呢」
红,「……哈!?」
红,「难不成兄长,对咱抱有邪恶的想法吗!所以咱才,感受到了危险?」
红,「有可能。对阔别多年后重逢的美丽动人的妹妹,萌生了兄妹以外的感情而苦闷,兄……」
;>>読み方:煩悶(はんもん)
幸子,「你在说什么?」
红,「嘛,随它去了。姆咕姆咕」
;<背景:自宅前>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咕,哈──」
我很有气势地向前奔去,然而……
;<背景:通学路>
和树,「痛痛痛痛痛」
每走一步,全身都吱吱呀呀的快散架了。
总算是趔趔趄趄地撑到了安全线附近。
我必须坐上这趟电车。
;<背景:電車内>
和树,「哈,哈……赶上了」
;◆暗転
;<背景:電車内>
碧里,「……」
和树,「……」
碧里,「学长,你没事吧」
和树,「什、什么?」
碧里,「感觉你好像绷着个脸,身体不舒服吗」
和树,「没问题,还是那个阳光的我哦」
碧里,「啊,难道是,昨天跑得太拼了,导致今天肌肉酸痛吗?」
和树,「哈、哈哈。怎么会,那点程度的散步就肌肉酸痛,说出来都觉得好笑」
碧里,「也是呢。男生可不会因为那点程度的运动就肌肉酸痛」
和树,「当然啦。啊哈哈」
以自己的基准随手给男生下定义的园原。
千万不能让她知道我是在逞强。
和树,「园原你再不早点走,晨练又要迟到了,快跑吧」
碧里,「你、你那是在瞎担心。尽全力练习跑步,那是我的特训」
和树,「管你是特训还是什么,只求别让我遭那种罪了」
碧里,「难道不是因为学长你先跑的吗!」
和树,「嘛,总之,早起挺不错的」
碧里,「因为三文之德吗」
和树,「没错……。所以起的再早一点,应该就能发生更好的事情」
碧里,「真单纯呢,会有这种事吗」
和树,「所以……坐早一班电车吧」
碧里,「呃?」
和树,「这样的话,某人就晨练就不用迟到了,另外的某人也不用陪着跑步了」
碧里,「……」
碧里,「你能起得那么早吗」
和树,「会加油的」
碧里,「……是吗」
碧里,「那……那」
碧里,「那我也,早一点吧」
碧里,「……」
和树,「……」
;<背景:桜並木>
碧里,「……」
和树,「……」
电车里陷入了沉寂。
但是,却并不让人难堪。
感觉……
碧里,「那……」
碧里,「那再见,学长。我先去晨练了」
和树,「啊,嗯」
我呆呆地望着“嗒嗒嗒”跑开的园原的背影。
;◆暗転
;<背景:教室>
脑袋里一片空白。
;外では桜が散っている。
;季節は春だ。
…………………
早上,我和园原聊了些什么,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
我……
;■↓碧里大立ち絵、セピアで、1行ごとに表情変える、服は制服、私服、体操着、水着等。背景は服に合わせる。制服なら教室、体操着なら並木、水着ならプールとか
喜欢园原。
这一点是不得不承认的。
早上,只是与园原在电车里相见,就让我喜不自禁。
可以的话,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周末我也想见她。
园原又是怎么觉得的呢?
我认为她应该不会厌恶。
但是园原她,到底对我抱着怎样的一种情感呢?
估计主要还是,朋友的,哥哥吧。
归根结底,我和她能够认识,是因为她是……妹妹的朋友。
也就是说,对园原来说,我也算是半个哥哥吧。
她和红试着交换身份的时候也玩的很开心。
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突然
对她说『我把园原你当女孩子看待!』这种话……
;■↑碧里大立ち絵、セピアで、1行ごとに表情変える、背景は並木辺りで
;▼こちらの指示で実装、一行ごとに表情変えるのはしつこいような気もするので完了ではなく保留
;■上記のセピアと連結する
;◆妄想
碧里,「好过分,我把学长当做哥哥一样信赖,学长却是以那种淫邪的目光看我!」
;◆妄想終わり
和树,「不行……」
再三考虑之后。
园原应该没有男朋友吧。
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女生不是那么容易判断的。
受很多男生青睐的菅原同学,前段时间我还认为她是个温柔而忠实的大和抚子
知道她在一个二年级的学长和一个三年级的学长之间劈腿的时候,男生们陷入了恐慌和悲愤之中。
恭次郎,「怎么啦,直勾勾地盯着班上的妹子。性萌发?」
和树,「早就萌发了」
和树,「哎呀,女生呀,看起来是单身但是在校外有男朋友的还真不少见啊」
;多いみたいだな~、と頷く恭次郎。
和树,「那群女孩子的信息,你应该很清楚吧」
恭次郎,「……哈?我怎么知道」
和树,「我说,谁有男朋友,谁的三维是多少,你不是都整合过吗」
和树,「详细地调查之后,记录在笔记本上。现在是放在手机里吧?」
恭次郎,「有个鬼哦,我为什么要拼命做那种恶心的事啊!」
和树,「这不科学……」
和树,「你不应该是那种每天更新各个女主的最新数据,然后告诉我给我带来便利的角色吗」
恭次郎,「你到底是有多随心所欲!?为什么我不得不做这种事情」
和树,「在没有推倒任何女主的BE中,与我一起寂寞地K歌的存在」
恭次郎,「BE主演!?」
恭次郎,「我不要!和树————把我加到你的TE里面去!」
和树,「不可能!」
女子生徒A,「嘀嘀咕咕」
和树&恭次郎,「「嗯哼」」
恭次郎,「女生的信息吗。嘛,倒没有全部,春野学园美少女数据汇总倒是有」
和树,「说到底还是调查了!」
恭次郎,「又不是我查的。我可不具备调查校园美少女的技能」
和树,「那这东西哪来的」
恭次郎,「是擅长这方面的田中君作为谢礼给我的」
和树,「更可耻了」
恭次郎,「哼哼。话说最近,你经常去游泳部吧,难道说……」
和树,「呃!?」
恭次郎,「难道说你」
和树,「什么」
恭次郎,「被我家老姐迷住了」
和树,「……额」
和树,「苍木学姐确实是美人,正因为这样我根本就配不上她,所以不可能」
恭次郎,「是这样吗。我希望她能够和男孩子走得更近一点,稍微像个女孩子就好了」
和树,「对苍木学姐说这些?你也太多管闲事了」
恭次郎,「话说回来,提到游泳部,园原同学!」
和树,「虾喵!?都说了不是的,为什么又扯到园原了」
恭次郎,「嗯?没什么不妥的吧,她可是游泳部首屈一指的美少女。而且,我这里有一条关于园原同学的冲击性消息」
和树,「嚯,嚯……?」
恭次郎,「因为她在新生中非常出色,所以田中君也很快收集了她的信息」
和树,「我觉得,我直接去问田中君好要快得多。话说你的位置就由田中君代替吧」
恭次郎,「大王不要臣妾了吗!」
恭次郎,「和树——我会努力的,请不要去田中君身边!」
和树,「滚——————」
女子生徒B,「嘀嘀咕咕」
和树&恭次郎,「「嗯哼」」
和树,「那,园原到底怎么了」
恭次郎,「其实……」
恭次郎偷偷摸摸地向我耳语。
……………………
啥!?
;◆ガーンみたいな効果を重ねられたら
和树,「园原,找了个高富帅?」
恭次郎,「嘘,小点声」
和树,「抱歉」
恭次郎,「嘛,长得那么可爱又具备社交能力,想要有多讨人喜欢就有多讨人喜欢。找个5960X的男朋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和树,「…………」
恭次郎,「和树?」
和树,「……」
恭次郎,「和——树——」
恭次郎,「你在发什么呆」
和树,「不、不。wo mei shi」
恭次郎,「难道你,对园原」
和树,「xia shuo,zhe bu shi ming bai zhe ma」
恭次郎,「明摆着动摇了……你这玩笑开得令人心疼啊喂,快醒醒」
和树,「没事的,我只是被吓到了」
恭次郎,「就是啊,有个那么可爱的妹妹,却偏偏被她的朋友迷得神魂颠倒,这哪是一个galgame男主的所作所为」
和树,「等、等等。你刚刚、一笔带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和树,「说到底,再怎么可爱,妹妹就是妹妹」
恭次郎,「承认可爱这一点吗」
和树,「嘛、嘛……」
虽然性格有很多缺陷,而且口癖感人。可爱这一点倒是,实在的。
不对,红的事先放一边。
园原已经有男朋友了。
和树,「呜~~~~~嗯」
恭次郎,「怎么啦,察觉到了红的魅力吗?」
和树,「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暗転
;◆効果音:ちゃいむ
;<背景:廊下>
红,「兄长!今天也陪咱去泳池吧」
和树,「呃?」
和树,「不、不不,我今天不去」
红,「嗯?好吧,有事情吗」
和树,「没错」
总感觉在游泳部露面会很尴尬。
男朋友、吗。
园原那种性格好又长得漂亮的妹子,有几个像我一样追求她的男生并不奇怪。
像我一样追求她的男生……吗。
和树,「我在追她吗」
;<背景:空‐夜>
;<背景:繁華街‐夜>
和树,「呼」
不想直接回家。但又没什么事做。
四处溜达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余暮西沉了。
和树,「差不多该回家了」
……嗯?
歇斯底里的女生,「救救我!!!」
突然右腕被人抓住了。
一看,一个身着陌生校服的少女紧紧抱住我的手臂,满脸惊恐地向我投来求救的眼神。
歇斯底里的女生,「有坏人追我」
和树,「呃呃!?」
大哥,「等等呀,大姐」
小弟,「用冰淇淋把头儿的西装弄得黏糊糊的这件事还没做个了断,就想跑吗」
说着,黏糊糊的混混二人组以前倾姿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歇斯底里的女生,「这不都怪你们看着其它地方走路吗。是男人就:“老子的衣服被冰淇淋弄脏了,换套新的算了”,这种话说不出来吗!」
大哥,「你还真是活在梦里」
大哥,「这套西装可是待客专用的,一套要one百万哦,你打算怎么解决。喂」
小弟,「咦。大哥,不是在服装店特价区买的吗,怎么变成这么贵的东西了」
大哥,「闭嘴,傻逼」
和树,「那个」
终于有了开口的勇气。
大哥,「小哥,我们接下来要进行很重要的交涉。能把那个女人交给我们吗」
交给你什么的,被她这么用力地缠着也没办法呀。
和树,「先冷静。既然发生了冲突,那就请巡警先生或者律师先生进来仲裁吧」
小弟,「那你就当律师。听好了,律师,不想被殴就别插嘴」
和树,「您说的在理!」
小弟,「哈!?」
小弟,「咕啊」
眼神凶恶的少年,「挡道了,别在路上嘎嘎乱叫」
小弟被身后的冲击撞飞了。
大哥,「啊?」
突然出现的男人,
过长的头发下一对阴暗的眼睛朝我们看着,伫立在那里。
围观党A,「喂,那家伙……不就是那谁吗。这一带有名的斗殴狂魔」
围观群众中的一人突然当起了解说。
围观党B,「没错,我也看见过。身着漆黑的衣服消失在夜色中,有时不管对方是谁都敢咬上去,实在是令人畏惧的狼」
围观党B,「暗影之狼」
大哥,「暗影之狼?」
和树,「逊爆了!!!」
大哥,「小鬼吗。会点雕虫小技就这么得意忘形。小哥,先等我陪这小鬼玩玩……」
混混头儿庞大的身体摇晃了起来。
和树,「啊……」
噗通一下当场倒了下去。
眼神凶恶的少年,「……」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看清。
阿知华,「这刺拳的速度真可怕。只用上臂的力量挥舞拳头瞄准对方的胸口,冲击的一瞬间加上自己的体重」
阿知华,「这是专业的呀」
和树,「!?阿知华???」
和树,「你、你在干嘛……?」
阿知华,「真是一场好戏。本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飞奔过来……」
阿知华,「既然暗影之狼在此,就没有我出场的必要了」
和树,「什么,暗影之狼,什么鬼?啥意思??」
阿知华,「……不知道」
和树,「喂」
暗影之狼?他甩了甩拳头
眼神凶恶的少年,「打了个没用的家伙」
眼神凶恶的少年,「拳头都开始哭泣了」
和树,「台词也逊爆了!!」
说着,他好像才注意到一样看向了我。
眼神凶恶的少年,「你是……」
和树,「呃?」
他似乎略微睁大了眼睛。
但,立刻又移开视线,走开了。
眼神凶恶的少年,「让开」
和树,「哦……」
被推开了。
眼神凶恶的少年,「别挡我的路」
骚动的围观者并不愿趟浑水,目送着男子静静地离去。
和树,「不要紧吧?」
突然回过神来,我看向紧抓着我手臂的少女。
歇斯底里的女生,「……」
她握着我的胳膊,陶醉地眺望着暗影之狼(?)离去的背影。
歇斯底里的女生,「……喜欢你」
歇斯底里的女生,「狼大人」
和树,「……」
和树,「您说的在理」
;◆暗転
;<背景:繁華街‐夜>
我继续在繁华街闲逛。
差不多该回家了。
和树,「……嗯?」
那是,园原。
正准备上去打招呼的时候。
好像有人跟她一起。
那是……
;◆この辺で、万里立ち絵を表示させてください。
之前说的高富帅?
园原有些生气地嘀咕这什么,而男人只是觉得厌烦地独自向前走开了。
跟恋人,有些不同。那是园原平时不怎么出现的表情。
那是……
和树,「……姆姆」
为什么心有点痛。
难道!
这就是世人所说的,嫉妒吗。
和树,「姆姆」
;碧里ルート06.txt
;◆碧里ルート8日目
;◆暗転
;朝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早上好」
薰,「早,今天起得更早了呢」
和树,「嘛、嘛,最近一直很期待早起」
幸子,「抱歉。早饭还没准备好」
和树,「没事没事,我自己做」
幸子,「好。用那边的鸡蛋做荷包蛋,然后热一下味增汤」
和树,「好」
和树,「~~♪」
幸子,「和树在哼着歌做早饭……怎么办,薰先生」
薰,「先冷静,这里就交给我吧」
薰,「和君。你……」
和树,「嗯?什么事」
薰,「哎呀,没什么。哈哈,享受青春就好」
和树,「哈、哈?」
;◆暗転
;<背景:電車内>
……
比昨天坐了更早一班的电车。
园原会在上面吗?
因为并不是什么正式的约定……
播音员,「酒井站到了」
于是……
在站台候车的乘客中,出现了园原。
向我挥着手。
我因此心情好了几分。
;◆暗転
;<背景:電車内>
碧里,「就是呀,教古典文学的山坂老师,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呢」
依然是往常的园原。
她跟昨晚的高富帅到底什么关系……。
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没进展。
我决定把事情看得乐观点。
和树,「呐,园原,你有一堆姊妹是吧」
碧里,「确实有很多,弟弟妹妹……都是些比我小的」
和树,「有长得帅的弟弟吗?」
碧里,「啥?」
园原都头上冒出了疑问号。
碧里,「长得帅的弟弟……??嘛。可能是有一个你说的那样的」
和树,「是不是目光锐利,而且喜欢穿一身黑」
碧里,「什什什」
园原睁大了眼。
碧里,「难道那孩子给学长你添麻烦了吗」
中了!
啊啊……乐观主义万岁。萝拉老师万岁。
果然比起彻夜辗转地苦思冥想,早早起来行动要好得多。
碧里,「怎、怎么了。开始一脸忧郁,知道我有一个长的帅的弟弟之后就喜笑颜开了……」
园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和树,「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和树,「大概园原你……跟弟弟在一起的时候,被学校里的家伙看到了。大家都以为你和他在交往,于是就有了相关的谣言」
碧里,「什么!?」
和树,「所以呢,昨晚我看到你们俩走在一起的时候。就以为确有其事」
碧里,「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
碧里,「啊啊啊啊啊,杀了他。回家后我一定要宰了那货」
和树,「杀了他!?为什么」
碧里,「因因因、因为,他让学长误会我有男朋友了啊」
和树,「所以呢?」
碧里,「所以……」
和树,「……」
碧里,「所以呢,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
和树,「我也想知道啊!」
碧里,「啊、啊哈哈哈哈」
碧里,「嗯哼。混淆了大家的视听,还给我添了个大麻烦」
和树,「哈哈……没错」
我收不住脸上的微笑。
早起万岁。
;◆暗転
;<背景:桜並木>
和树,「你和弟弟关系很差?」
碧里,「不是关系差,那孩子太顽固了,性格特别棘手」
和树,「呼」
确实给人一根筋的感觉。
碧里,「刚刚也说过了,我有很多姊妹。尽管都是弟弟妹妹」
和树,「唉」
长女气质。
碧里,「在这边总是学长学长地叫,回家后被弟弟妹妹们姐姐姐姐地叫。感觉好奇怪」
碧里,「而且……」
碧里,「我果然,喜欢年长的」
和树,「是、是吗」
碧里,「哎呀,只是相对而言。并不是只要比我大谁都行,想要懂得悉心照顾别人的长辈……」
碧里,「哎呀,只是相对而言。并不是只要比我大谁都行,想要懂得悉心照顾别人的……啊哇哇」
和树,「园原」
碧里,「是!」
和树,「虽然有些难以启齿……」
碧里,「……是」
和树,「那个……」
碧里,「嗯」
和树,「……时间」
碧里,「时间?」
我把手指指向了并没有戴手表的左手手腕。
和树,「即使是坐早一班车,这个时间也已经不妙了」
碧里,「呃」
碧里,「呜哇。晨练要迟到了!学长,先再见!!」
和树,「啊啊!加油」
;◆暗転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红,「呜呕呜呕呜呕」
放学后,今天我也和红在一起练习。
和树,「不错,比昨天多游了一米」
红,「呜呜,路还很长」
夏芽,「今天也来了呢」
和树,「虽然没有长进,但我们也不会放弃。不好意思,借用你们的泳池」
夏芽,「那倒没什么,你只是来照看自己的妹妹」
和树,「呃」
夏芽,「呐,我隐约有些觉得,园原会迟到,跟你有一定的联系」
和树,「这我可不知道」
夏芽,「那,我换个方式问。最近,你们一起上学的吧」
和树,「是」
夏芽,「果然如此」
和树,「为什么?」
夏芽,「每天早上匆匆忙忙赶来,就算向她发火,她还笑嘻嘻的」
和树,「……」
夏芽,「嘛……要有分寸」
夏芽,「今天也数落了她一顿,好像消沉不少,你去跟她谈谈话」
和树,「是……对不起了」
夏芽,「啊,我说的话,要保密哦」
和树,「我明白了」
;◆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方>
碧里,「哈。哈……。哈」
碧里,「哈、哈。FIGHT。我要,FIGHT」
和树,「哈、哈」
碧里,「哈、哈」
碧里,「嗯?」
和树,「哟」
碧里,「咿——!出现了。不要若无其事地在我身边跑啊!」
和树,「果然是因为迟到才被罚跑的吗」
碧里,「没什么不好的,跑一跑就舒服了」
和树,「哈、哈。我倒是越跑越难受,能慢一点吗」
碧里,「不行。我要继续加速,你会跟过来吗?」
和树,「呜,会」
碧里,「待会儿会哭出来哦?」
和树,「瞎扯」
碧里,「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和树,「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暗転
;<背景:桜並木‐夕方>
……………
和树,「哈、哈……。哈」
今天比上次还要累。
碧里,「给」
园原递给我一瓶运动饮料。
和树,「3Q」
和树,「嗯咕嗯咕」
和树,「呼」
还给园原。
碧里,「多谢」
太阳即将下山,夕阳显得有些耀眼。
回学校吧。
碧里,「那个」
园原很小声地向我搭话。
脸色有些奇怪。
碧里,「以前,我很怕游泳,但还是很努力地克服了这一点。这事跟学长说过吧」
和树,「嗯」
碧里,「我……」
;BGM変調
碧里,「先在,有害怕的东西。不是游泳」
和树,「害怕的东西?不是游泳?害怕陆地吗」
碧里,「不是的」
碧里,「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接触,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最近也常为了它瞎忙活」
碧里,「无法专注于社团活动,被队长训斥,我到底在搞什么」
碧里,「可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甘心,自己却又无能」
碧里,「所以……所以我决定,去面对,去战斗」
碧里,「奋力地将自己投进去,就像学游泳一样。要是、那个东西、也能完美地获得该多好呀」
和树,「有胜算吗」
碧里,「我不知道。运动的话,只要自己努力,就能慢慢看到成效,体会到收获的喜悦。非常的单纯」
碧里,「当然,也会有一些不管怎么练习也无法掌握的东西」
碧里,「但是努力本身并不是不好的东西,我就是喜欢运动的这一点」
碧里,「但是这一次,是我一个人孤军奋战,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碧里,「自己一厢情愿的努力,说不定还会给对方造成困扰」
碧里,「我害怕这样」
碧里,「……」
和树,「……」
碧里,「但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碧里,「所以……」
低着头的园原猛地一下抬起了头看着我。
碧里,「明天,学长也会早起吗?」
和树,「……」
和树,「啊啊」
碧里,「我知道了」
碧里,「那,再见」
是夕阳的原因吗,离去的园原,脸颊染上了一抹绯红。
;◆碧里ルート9日目
;<背景:自室>
和树,「……嗯」
早上了。
昨晚辗转难眠。
园原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今天就要见分晓了吗?
和树,「咕──」
好 痛 啊。
这……是我有史以来,肌肉痛得最厉害的一次。
;<背景:リビング>
进客厅的时候,可喜可贺地碰到萝拉老师在宣告今天的运势。
糟糕,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贾斯汀萝拉,「您今天的运势,欲速则不达。越是走投无路,越要冷静下来找到出口」
别说的那么慢条斯理呀,老师!
幸子,「早上好,今天也这么早。早饭已经做好了」
和树,「抱歉,我不打算吃早饭。已经没时间了」
幸子,「和树,你这打扮像只被踩爆的青蛙似的,不要紧吧?」
薰,「这就是青春,让他去吧」
幸子,「是、是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请加油」
和树,「啊啊……」
;◆暗転
………………
;<背景:通学路>
和树,「咕啊啊啊啊啊」
蹒跚着爬向了车站。
完全不能跟上次相比。浑身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疼得要散架了。
早知道这样平常就多运动了。
千乃,「怎么了,穿得像被踩爆的青蛙」
千乃出现在我面前。
和树,「呜呜呜,不得不、不得不去」
和树,「可是,我的力气已经」
千乃,「有急事吗,你稍等一下!」
说完千乃一溜烟地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马上又跑了回来。
千乃,「和君,用我的自行车吧」
而且还推过来一辆自行车。
对了,这里是千乃家附近。
和树,「真的吗!3、3Q」
千乃,「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能赶上就好」
和树,「哦哦,你的牺牲不是白费的!」
千乃,「我又没死」
背向目送我的千乃,我拼尽全力向车站骑去。
;<背景:空>
和树,「呜哦哦哦哦哦」
算上电车靠站停车的时间,全速的话应该能赶上。
和树,「……哦」
猫,「喵?」
和树,「──!」
;◆回想
贾斯汀萝拉,「今天您的运势,欲速则不达。越是走投无路,越要冷静下来找到出口」
对不起,老师,我没有相信你──
;<背景:駅ホーム>
结果,我只能目送着因一念之差而错过的电车驶过。
园原会在酒井站坐上那辆车吧。
她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呢。
;◆暗転
…………
;<背景:教室>
到了学校,我等晨练的时间结束后向园原的班上走去。
女学生C,「园原同学吗,稍等一下。碧里~~」
红,「在。怎么啦,学长」
和树,「哟,园原。我有话……」
和树,「呃,不对」
红,「怎么啦,学长,真冷淡呀。面对这么可爱的学妹」
和树,「你给我闪一边去」
红,「姆」
红,「(可疑)」
……………………
;●碧里の音量が小さい
碧里,「……不好意思」
园原终于出现了。
碧里,「有什么、事吗。三枝学长」
和树,「……」
碧里,「班会要开始了」
呜哇啊啊啊。
昨天我们之间还毫无顾虑,今天距离感就这么明显了。
这……难道……
碧里,「我很忙的」
不会错的,她在生气。
和树,「那那那那那那」
我动摇了。
和树,「那个……今天早上」
碧里,「……」
肌肉痛得走不了路……要是说出来也太丢脸了。
和树,「对不起!睡过头了」
碧里,「睡过头……」
和树,「昨晚熬夜了,真是对不起」
碧里,「……」
;◆拗ねたような表情があれば、お願いします。この辺の碧里が、演技含めて、怒っているというよりは年下らしくちょっと、拗ねちゃってる感じになればと思います。
碧里,「没、没事」
碧里,「为什么要道歉。我们之间又没有约定」
和树,「呃……」
碧里,「没错,我们又没有约好要见面」
碧里,「只是说学长要是坐早一班电车的话,我也坐早一班电车好了。只是这样」
和树,「园、园原?等等」
碧里,「到头来……只是我一个人在瞎忙活」
碧里,「啊哈哈。总之,没什么大不了的,太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和树,「喂,园原」
园原还是离开了。
………………
;夜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
到最后还是没能和园原好好说下话。
每次都被她躲开了。
幸子,「怎么啦,和树。一个人发着呆」
和树,「呃,不不,没什么」
红,「对了兄长,今天早上你见着碧里了吗?」
和树,「呃!?」
红,「你们有时候一起上学是吧,这是碧里说的」
和树,「今天早上没能一起」
红,「是吗,难怪她今天这么没精神。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
和树,「是这样吗」
红,「那个运动系的笨蛋竟然一个劲地叹气,咱都要疯了」
红,「某人在咱的班上跟她说了什么……是不是灌输了些下流的东西呀」
和树,「才不会」
和树,「红,你」
红,「怎么」
我颇有感慨地看着红的脸
和树,「你在担心园原」
红,「什──。才、才不是这样。别搞错了」
和树,「虽然平时吵吵闹闹的,但果然还是好朋友啊。嗯嗯」
红,「别一脸欣慰地看着咱」
红,「哼。话说回来」
和树,「嗯?」
红,「听说园原好像有个长得很帅的男朋友,是不是和那位闹僵了的原因」
和树,「呼……」
红,「什、什么嘛,笑得那么得意。难道你觉得那个帅气的男朋友指的是你吗」
和树,「才不是!」
和树,「你还是太年轻了」
红,「姆姆,总觉得有些恼火」
和树,「你还总是粘着我的话,也会被人误解有个帅气的男朋友的哦」
红,「他在说啥。咱什么时候粘过他」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呼姆。原以为兄长一定是对碧里有意思,但知道她有男朋友之后竟然一点都没动摇)」
红,「(难道是咱想多了)」
红,「(嘛,友人和兄长互生好感,光是想象就毛骨悚然。算了算了)」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ルート10日目
;<背景:空>
翌日。
;<背景:電車内>
早早地乘上电车。
比最近常坐的还要早一班。
播音员,「酒井站,酒井站到了」
……
园原并没有上来。
我们那天,“偶然”地,在电车上相遇了。
那之后还会有“偶然”吗。
我等待着这“偶然”。然而……
;◆暗転
;<背景:教室>
放学后。
我坐在座位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恭次郎,「在干嘛呢,闲的话要不要去卡拉OK?」
和树,「恭次郎君」
和树,「樱花,飘落了呢」
恭次郎,「呃、啊、嗯。没错」
和树,「转瞬即逝」
恭次郎,「……」
恭次郎,「呐。和树,你有喜欢的人了吧」
和树,「!?」
和树,「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这样想」
恭次郎,「啊哈哈。看得出来」
和树,「是、是吗……」
不愧是幼驯染,一直都注视着我。
稍微有些佩服。
恭次郎,「我也对她有意思」
和树,「呃」
恭次郎,「哪个角色」
和树,「角色??怎么说呢,一直都很努力……耿直,只是看着她我的心情就好了」
恭次郎,「是吗是吗,挺萌的」
和树,「萌、萌?」
恭次郎,「那个galgame叫什么。最近萌作有点少,快告诉我这老头子吧」
和树,「谁……」
和树,「谁会想着游戏里的妹子看着樱花叹气啊!」
恭次郎,「你刚才那句话,会让你四面楚歌的」
和树,「何出此言!?」
;夕
;<背景:空‐夕方>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夕方>
去泳池看看。
没有一个人。
练习已经结束了吗。……嗯?
泳池边坐着一个女学生。那是……
红,「兄长?为什么这时候来泳池。可疑」
和树,「你在这里干什么」
红,「想在天黑前继续练习一会儿。游泳部练习的时候,弄出太大的动静不太好」
这样啊。园原已经回去了吗。
和树,「红,这么久不见你已经变了呢」
红,「突然间怎么啦」
和树,「成为班长候补之后,变得积极些了」
红,「是吗……」
红腼腆地说到。
红,「因为兄长回来了」
和树,「因为我回来了?」
红,「嗯。所以、咱、无论如何都想学会游泳」
和树,「嗯?」
红,「哎呀。总而言之,如果一直怕水下去,实在是对不起三枝家次女这个称号」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红……」
和树,「没错」
和树,「我也不能害怕」
红,「……哈?」
和树,「跳进去」
红,「呃呃呃。可是可以,但首先得换泳装啊」
和树,「跳进去……」
红,「兄、兄长?」
和树,「即使是溺水,也是我所期待的」
红,「溺水可不行」
和树,「(在爱河溺水……)」
和树,「什么!我、我说了什么」
红,「……」
红,「没、没事的,兄长。吓得咱都用敬语了」
和树,「……抱歉。呐,红,游泳部的练习什么时候结束的」
红,「姆?30分钟前。有什么事吗。比起这些,咱……」
看了看钟。
现在出发应该能追上。
说干就干。
和树,「抱歉,红。我有急事。有话回家说」
红,「呃、啊……」
和树,「再见!加油!」
红,「嗯、嗯……」
;<背景:学園前‐夕方>
奔跑的时候,不知为何,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亲戚朋友中,只有红一个人不会游泳。
年幼的我不知为何,觉得不等她不行。
大概因为是兄妹吧。比起双亲来说年龄更接近,一定是全世界和我最亲近的存在了。
但是,我现在要不等她了吗。
从我竭尽全力地追着园原跑的那天开始。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咱、无论如何都想学会游泳……」
红,「因为、和兄长约好了」
;夕
;<背景:桜並木‐夕方>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哈、哈……」
;<背景:空‐夕方>
和树,「哈。哈」
找到了。园原。她正好上车。
;<背景:電車内‐夕方>
滑行上垒!
我走向站在窗边的园原。
和树,「哟」
一不注意声音大了点。
碧里,「学长……」
园原睁大了眼睛。
碧里,「你、你好。这种时间在电车里碰到,真巧啊」
被躲开了呢。
碧里,「最近早上都没怎么见面呢」
和树,「是呀」
碧里,「我们又没有约好」
和树,「嗯……」
铁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和树,「……」
碧里,「……」
我痛下决心。
在这里不说出来的话,前面的努力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电车开往终点,不会有第二个酒井站。
所以。
;BGM変調
和树,「约吗」
碧里,「呃」
碧里,「约?」
和树,「约定以后都坐同一趟电车」
和树,「约定在电车里见面」
和树,「不是偶然,也不是三文之德」
和树,「约好一起上学……一起聊天」
声音越来越大。
悉悉索索。
乘客,「怎么回事?」
乘客,「搭讪?」
碧里,「为什、么」
和树,「为什么」
和树,「这几天,我信奉着三文之德,每天都很早去上学」
和树,「早起还真是让人神清气爽」
和树,「为什么,会这么让我这么开心呢,我想我明白了」
和树,「不对,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就心知肚明」
和树,「但我就像园原说的那样,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和树,「因为我之前一直在读男校。转校后,实在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这种状况」
和树,「所以我总是极其自然地选择逃避」
没错,在电车中和园原相遇之后,某样东西就开始转动了。
和树,「三文之德就是指园原」
碧里,「……呃?」
园原愣住了。
我也惊呆了,我到底在说什么。
和树,「园原……只有园原,是我早起的意义所在」
和树,「在电车里一边聊天一边去学校,真的非常开心」
和树,「一起度过的时光,非常开心」
和树,「不知从何时开始,电车中有园原存在的风景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碧里,「为什么」
和树,「为什么……」
播音员,「酒井站到了」
园原要在这一站下车。
已经没有时间含糊了。
碧里,「……」
;<背景:空‐夕方>
;◆効果音(電車内ドア開き音:プシュー!)
园原边看着我边走向了站台。
和树,「……」
我……
;BGM変調
;◆効果音(電車内ドア閉じ音:プシュー!)
;<背景:電車内‐夕方>
和树,「喜欢你」
碧里,「……!」
和树,「……呃?」
就在说出口的那一瞬间,门关上了。
厚厚的一扇玻璃窗外,是园原茫然看着我的身影。
听、听到了吗?
应该看我的嘴型也能明白。但是,我却听不到她的回答。
说干就干了。
女学生A,「悉悉索索。他说喜欢你哎」
女学生B,「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女孩,「妈妈。那个哥哥的脸好红」
妈妈,「这种时候要保持安静」
……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
;<背景:ホーム‐夕方>
终于到站了。
和树,「哈、哈……」
与回家的方向相反,朝着园原家所在的酒井站。
奔跑。
只有一站的话,跑过去比等一趟车要快得多。
不对,是我根本不愿意傻呆呆地等。
;<背景:空‐夕方>
全速跑向酒井站。
……………………
跑的时候,一个问题忽然涌上来。我追上去是为了干什么?
凑不要脸地去她家?
于是……
一到酒井站,我就看见了伫立在出站口的园原。
和树,「园原?」
碧里,「学长……」
和树,「为什么……」
碧里,「觉得学长会来,所以就在这里等着」
碧里,「学长应该是有话要和我说吧」
碧里,「车门关上了,我没有听清楚学长说了什么」
碧里,「所以……」
碧里,「所以希望你再说一遍!」
……园原。
和树,「那个」
快说呀。
和树,「我喜欢那个耿直,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积极的……」
和树,「园原」
碧里,「抱、抱歉」
碧里,「我、我没听清……电车……」
和树,「听、听好了」
碧里,「是!」
和树,「我喜欢你!!」
又一趟电车经过。
和树,「我喜欢」
既然如此,那我就要用电车都无法掩盖的声音喊出来。
;BGM変調
和树,「园原——————————————————————!!!」
………………………………
声音盖过了电车,大得过头了。
碧里,「学长……」
和树,「……」
碧里,「……」
碧里,「我……我……」
和树,「……」
碧里,「为什么」
生气了?
碧里,「为什么要睡过头」
碧里,「我不甘心」
和树,「呃?」
碧里,「明明打算由我自己说出来的。却被学长抢先了,我不甘心」
碧里,「这些日子,我们慢跑之后说的话,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告白一样了」
碧里,「每天早上等电车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吗。然而,乘上那熟悉的电车,却看不到我所熟悉的学长」
碧里,「我为了找到学长,在电车里来回跑7趟都有过。7趟啊!?你知道其他客人用多么奇怪的目光看我吗??」
和树,「7趟?」
那还真是……
;■以下、碧里の表情特に変更で
;◆回想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不在。学长、不在」
碧里,「学长不在啊」
碧里,「学长不在ー」
#textbox message,name
;◆回想終わり
和树,「噗」
碧里,「啊啊!你在笑我」
和树,「抱歉。实在是太好笑了」
令人发笑地
可爱。
和树,「抱歉」
和树,「我肌肉痛」
碧里,「肌肉痛?」
和树,「浑身酸痛到快散架了。没能感到车站,因此……没乘上那辆车」
和树,「我也……」
和树,「我也想过园原的事。没赶上电车的时候,我就想,园原会不会坐上那辆车呀。昨天也说过了,我每天就想着这些」
碧里,「!?」
和树,「……」
碧里,「……我」
碧里,「那你就老老实实跟我说你肌肉痛啊,说了我不就原谅你了」
和树,「哎呀,这种话说出来太没面子了,我不想让园原失望」
碧里,「为什么。确实我是运动系的,但也不会对他人做出那么苛刻的要求啊」
碧里,「我、因为这个而睡不着,觉得我对于学长来说果然没有那么重要呀」
碧里,「所以,我就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对待你。对不起」
和树,「不不,是我先撒谎的,对不起」
碧里,「……」
和树,「那……」
和树,「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碧里,「……」
碧里,「我……」
碧里,「只要没和学长坐上同一辆车,一整天都在害怕自己是不是被学长疏远了,是不是被学长讨厌了」
碧里,「于是也对前辈冷淡起来」
碧里,「这样的我,一定没办法好好恋爱吧」
碧里,「但是,学长却,像这样……像这样」
碧里,「我,我……」
…………
碧里,「我也──」
和树,「什、什么??」
碧里,「所所、所以、学长」
碧里,「到底要坐哪辆车!!!!!」
和树,「……………」
碧里,「呜呜呜呜呜呜呜」
碧里,「太磨蹭了」
碧里,「学长──!」
园原呼地一下靠了过来。
和树,「……呃?」
然后……
吻上了我的唇。
碧里,「嗯……」
在名为喜欢的情感之中,我们接吻了。
………………
;■以下、碧里の表情特に変更
;<背景:繁華街‐夜>
和树,「回家吧。我送你」
碧里,「不、不用了。今天感慨颇多,就让我一个人回去,好好整理一下乱七八糟的心情」
和树,「那好吧,我也和你一样」
告别的时候……
碧里,「我喜欢你!!学长!」
说完,园原跑开了。
和树,「…………」
……我好鸡冻啊!
好开森!!
;◆暗転
;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巡,「那是啥?」
红,「唔哦哦!姐上!?别突然偷窥人家啊……」
巡,「是信啊。什么什么……是交给和树君的吗。兄妹间互传情书?」
红,「别发傻」
巡,「啊~……和树君陪父亲出差离家的时候」
巡,「几次想要递出去,最终还是没给他呀……那封信~」
红,「没错没错,就是那封信~!为什么你会知道!?」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巡,「这么多年老姐可不是白当的」
红,「呶呜呜……姐上太可怕了」
巡,「那,你打算怎么处理?那封信」
红,「要是被兄长发现了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所以咱决定藏起来」
巡,「什么什么。上面写了什么??」
红,「不准看——」
巡,「噗哈哈。越是这么说姐姐我就越想看了」
红,「呜~~~」
巡,「什么什么……兄长,身体健康吗。咱过得还不错。嗯嗯,挺普通的」
巡,「期待兄长快点回来」
巡,「想和兄长一起上学,一起聊各种各样的话题。比如学校发生的事,电视节目什么的」
巡,「啊啦啦,真是可爱的文笔!」
红,「这是另一个咱写的信」
红,「信这东西,一写起来就变得莫名其妙地温顺」
巡,「嘛,确实是这样」
巡,「既然他已经回来了,那就照这信上写的去做不就好了」
巡,「一起上学,一起看电视」
红,「呼姆」
红,「感觉,乖乖地做这种事情,太小孩子气了,有点丢人」
红,「所以……我觉得反而是外人才能非常自然地呆在一起」
巡,「外人?这话怎么说?」
红,「没什么」
巡,「嘛……」
巡,「兄妹之间就是这样。相对的,说不定和树君也和红一样无法直白地向我撒娇而闷闷不乐呢」
红,「谁知道呢。实在是可疑」
巡,「哼哼?大概吧」
巡,「兄妹间的撒娇吗。按道理很早的时候就应该习惯这种关系了,不如说应该会嫌恶这种关系……」
巡,「但是你们,在应该处于这种关系的时候分离了」
巡,「错过了很多东西呢」
红,「……是这么回事吗」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ルート07.txt
;◆暗転
;朝
;<背景:自宅前>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我走啦!」
薰,「呃?啊、啊啊。好走,今天也挺早的呢」
和树,「哦!」
……
薰,「最近的和君是怎么了」
幸子,「大概是那个吧,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薰,「什么!?和君,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幸子,「他又不是女孩子。你那么操心干嘛」
薰,「话是这么说。我出差的时候,留在我身边为我打点一切的和君处了个不错的对象,我的心情有点复杂啊」
幸子,「父亲在吃儿媳妇的醋,哪有这门子事」
薰,「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既然和君喜欢的话,一定是个极好的女生」
幸子,「没错呀。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孩呢。嘛,现在还没确定是不是真有呢」
薰,「一定很像幸子」
幸子,「啊啦」
薰,「不对不对,一定不会。怎么会有幸子这么可爱的女孩呢」
幸子,「啊啦」
;◆何か良いムードの音楽を
幸子,「薰先生……」
薰,「幸子」
……
红,「你们在搞什么」
红,「刚起来有点没看清,不过你们好像在干什么不好的事情……」
薰,「肯肯肯、肯定是你的错觉。啊哈哈」
幸子,「唔呵呵」
薰,「话说小红你知道和君的事情吗……呜呕呜呕」
;■声分割したい
薰,「幸、幸子?你……」
红,「兄长?兄长怎么了」
幸子,「薰先生真迟钝。没什么」
幸子,「最近和树起得真早呀」
红,「啊啊,他好像为了什么三文之德,每天都拘泥于早起。实在想不明白他有什么目的」
红,「至少现在还没引发什么问题,应该和犯罪没关系。就让他去吧。呼姆」
;◆暗転
……………
;<背景:電車内>
还是那辆车,那个时间点。
园原……
会不会来……没必要像个少女一样多愁善感的撕着花瓣算吧。
乖乖在这等就对了。
但是。
我们约好了的!
一起上学。
然后……不管怎么说,啊啊,最让我头疼的是
;◆効果音:ぴこーんみたいな、音
我、我们是恋人。
和树,「哈……哈哈」
播音员,「下一站酒井站,酒井站」
响起了约定的广播声。
……与往常一样。
园原……
和树,「……」
没来。
电车启动了。
我随着晃动的电车失望地看着窗外。
那是蓬勃的春机里的,一线,梦幻,吗。
碧里,「哇」
和树,「呜哦哦哦」
碧里,「呜哦哦哦哦哦。哎呀,这并不是那么让人吃惊的事情吧。你的反应都吓到我了」
和树,「园原???为什么这个时候进来了,难道,是从那扇窗户」
碧里,「什么嘛。因为没有看到学长,所以我又在到处找。还以为又要跑七趟了」
园原鼓起了脸颊。
和树,「上错车了吗」
碧里,「上错车的是学长」
和树,「呃」
确实这趟车跟平时不太一样,比如车厢广告。
和树,「原来是我弄错了」
想起来了,是我的问题。
碧里,「吓我一跳,满心欢喜地上车,却发现学长不在」
碧里,「咦,难道昨晚的事情是梦吗?我甚至都出现了这种想法」
和树,「啊哈哈哈,怎么会~」
碧里,「啊哈哈哈,就是呀~」
和树,「啊,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和地址吧,万一有什么事比较好找」
碧里,「好!」
交换了手机号和地址。
;◆暗転
;<背景:電車内>
和树,「………………」
碧里,「………………」
对话无法继续进行。
……
碧里,「呼啊……」
和树,「好大的哈欠」
碧里,「哈。抱歉,昨晚没睡着」
和树,「为什么」
碧里,「为什么……」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好~~~~~。好开心! 好~~好开心!)」
园原弟,「姐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被窝里滚来滚去,怎么啦?」
碧里,「没没没没,没什么」
;<背景:電車内>
碧里,「(说不出口!)」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啊哈哈。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想了很多东西」
和树,「是、是吗」
碧里,「……」
和树,「……」
和树,「因为累坏了,所以很睡得很早。今天早上也,心扑通扑通地跳……」
碧里,「心扑通扑通地跳……」
碧里,「这样啊,那不会心肌痛吗」
和树,「……呃」
和树,「噗」
碧里,「啊哈哈」
虽说我们已经在交往了,但感觉彼此之间也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只是,气氛变得少许不同了。
;◆暗転
;<背景:桜並木>
碧里,「对了,学长你……」
园原刚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
碧里,「……学长你」
和树,「什么事」
碧里,「学长……学长……」
????
碧里,「嗯……」
陷入了思考。
和树,「怎么啦,我怎么啦」
碧里,「没、没事。哈哈,只是觉得,我老是前辈前辈地叫呢,在社团里也把游泳部的人叫做前辈」
和树,「所以呢?」
碧里,「想、换个叫法」
和树,「!!!」
和树,「这样啊,那不是挺好的吗」
和树,「我老是学妹学妹地叫也感觉很违和」
碧里,「你哪里叫过我学妹」
和树,「园原学妹!」
碧里,「是!……怎么搞得像部队里一样」
和树,「不过,要换称呼……」
和树,「那,你叫我三枝试试」
碧里,「……三枝的话,学长的家人都是一样的,不太好」
和树,「叫师傅也行」
碧里,「啥?」
和树,「请」
碧里,「那还是三枝吧」
好尖刻的吐槽。
碧里,「就是呀……也可以,不叫姓氏」
和树,「?」
碧里,「叫名字可以吗」
和树,「啊、啊啊……原来是名字啊」
原原原原、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真是迟钝。
和树,「当、当然可以!」
碧里,「!?」
碧里,「那、失礼了」
碧里,「呼ー哈ー呼ー哈ー」
深呼吸。
碧里,「和树……」
;◆↑の和树……に効果をかけてリフレインさせるような演出が出来たら。できなくても↓にはつながるかなーと。
;■余裕があったら
;<背景:桜並木>
和树,「哦」
叫出来了。
碧里,「不不不不不不不行,一下子就要我这样叫,太难了」
碧里,「突然叫得这么亲密,有点,自以为是的感觉」
和树,「都交往了,叫得亲密点也没什么吧」
碧里,「交往了!?」
碧里,「哎嘿嘿」
碧里,「不过还是感觉不好意思。突然就直呼学长的名字」
体育系的原因吗,死守等级关系。
碧里,「和树……嗯。这样就不越礼了」
碧里,「我有一件事要拜托和树」
ぺこり。
和树,「哦」
这叫法有点像夫妇,要是说出来的话原因肯定又要生气。
和树,「话说园原你……」
碧里,「盯」
和树,「怎、怎么啦。盯着我」
碧里,「学长还是那样叫我吗」
和树,「!?」
和树,「也、也对啊……」
和树,「那,失礼了」
碧里,「是、是!」
和树,「……」
碧里,「……」
和树,「碧里……」
碧里,「是是是、是!长官!」
和树,「不行,感觉太亲昵了」
碧里,「为什么!?我觉得很好呀」
确实不错,不过太羞耻了。这话说不出口。
和树,「我就叫你园原吧」
碧里,「感觉比以前疏远了!?」
和树,「那还是、碧里……好了」
碧里,「是、是!这样就好了……多多指教」
低头。
和树,「多多指教」
低头。
碧里,「那,我往这边走了」
……虽然她打算离开,但是我们的手还牵在一起。
碧里,「失礼了」
碧里,「再见」
和树,「不松开手怎么走啊」
碧里,「和树……松开不就好了」
和树,「碧里……你松吧」
果然还是不要用这个称呼比较好。
碧里,「那我们数三声,两个人一起放手」
和树,「嗯」
和树&碧里,「「一、二」」
和树&碧里,「「三!」」
……
碧里,「你没松啊!」
和树,「你也是」
碧里,「一、而」
……
不想放手。
碧里,「不得不走了。那、和、和树……」
和树,「啊、啊啊」
うーん。染み渡る。
;◆暗転
;<背景:教室>
恭次郎,「早」
千乃,「早」
和树,「哦」
恭次郎,「你还是那么早呢」
千乃,「话说你最近还真是赶呢。到底赶上了吗?」
和树,「哦、哦。嘛」
千乃,「是为了什么那么急?还吼着不去不行什么的」
恭次郎,「吼?你干了什么」
和树,「这、这个……嘛」
和树,「其实……」
……………
和树,「我和园原好上了!」
千乃&恭次郎,「「啥!」」
……虽然想这么说。
但要是真说出来了,我能想象到会演变成多么恶劣的情况。
只想告诉千乃一个人,但她一定会告诉各种各样的家伙的。
和树,「其实……」
和树,「其实只是早点来给花儿浇水」
千乃,「额额!?」
和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仙客来玛璐恩,这是三色堇凯瑟琳」
和树,「很可爱的小家伙呢。但是不得不一清早起来给它们浇水……」
和树,「那天要是没赶上,这些小家伙会寂寞难耐的。谢谢你,千乃」
千乃,「这、这种事情」
恭次郎,「真意外……」
;◆暗転
;<背景:廊下>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早上好」
红,「早上好」
碧里,「……」
红,「有事吗」
碧里,「(跟学长交往的事……要不要告诉红啊)」
碧里,「(她跟学长关系这么好,知道了一定会受打击的吧)」
碧里,「红、红你……如果,三枝学长谈了女朋友,你怎么办?」
红,「!?」
红,「绝不原谅!」
碧里,「果然,最重要的兄长……」
红,「不幸的兄长才是咱的兄长。交到女朋友之后乐呵呵的兄长,光是想想就让咱不寒而栗」
红,「嘛,只要咱还能睁眼,兄长的春天就不可能到来」
碧里,「啊哈哈……」
;◆暗転
;夕
;<背景:空‐夕方>
#textbox message,name
我一边打发着时间一边在车站的站台上等碧里。
约好的地方是站台的车尾侧。
这里很空旷,几乎看不到春野学校的学生。
碧里,「久等了」
和树,「哦」
;<背景:電車内‐夕方>
……一起坐在电车上。
碧里,「……」
和树,「……」
碧里,「冷静不下来呢」
和树,「是、是啊」
碧里,「虽说已经是恋人了,但具体、要做什么呢」
碧里比我要主动多了。如果不明确自己要干什么的话,很难冷静下来的。
和树,「做想做的事不就行了」
碧里,「!?」
碧里踉跄了一下。
碧里,「噢」
和树,「什么“噢”呀」
碧里,「等等等等等、等一下。那种事,还是不行。不行呀——」
和树,「你到底在想象些什么」
碧里,「不、不,没什么」
碧里,「还以为会是,“啾”什么的」
“啾”。
……
碧里,「接吻」
和树,「呃!?」
碧里,「和树……接过吻、吗」
和树,「额额,前几天接过」
碧里,「啊啊啊,那不算!那不算」
和树,「这样的话,那当然……」
没接过吻。本想这么说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个坏念头。
和树,「接过」
碧里,「呃呃!?」
碧里,「和和和、和谁」
和树,「哎呀, 都是陈年旧事了。好像是小孩子之间互相开玩笑的时候跟谁亲过。是什么时候来着」
碧里,「好复杂的情景」
和树,「都说了是小时候的事了。大概」
和树,「……」
碧里,「……」
无言。
播音员,「酒井站到了」
和树,「到站了哦」
碧里没要有下去的样子。
碧里,「我可以坐到学长那一站去吗」
小声地说着。
和树,「额」
当然可以。
和树,「行」
;◆暗転
;<背景:駅ホーム‐夕方>
和树,「这样好吗,陪我坐这么远」
碧里,「再坐一次就能坐回酒井站了」
和树,「那,我陪你坐回去吧」
碧里,「那我再陪你坐到这边来。这样绕感觉挺好玩的呢」
碧里,「啊哈哈」
……
碧里,「刚才的话题……」
和树,「呃?」
碧里,「…………“啾”,的话题」
和树,「……」
碧里,「……」
和树,「……」
说到接吻,昨晚的事不由得浮现在脑海里。
可能碧里也和我一样吧……
碧里,「接吻、了呢……昨天。总感觉顺序搞反了」
和树,「园原……是碧里先亲上来的」
和树,「虽说是形势所迫,但到底是怎么回事……」
碧里,「我也不知道。那时太忘我……顺势就那么做了。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和树,「……」
碧里,「……」
和树,「那,这次由我来?」
碧里,「额!?」
碧里开始东张西望。
碧里,「在这里、吗」
碧里,「只准、嘴唇轻轻地接触哦。要是深吻,还把舌头伸进来的那种,绝对不行哟」
和树,「嗯。碧里你那久经锻炼的肺活量,估计能把我的内脏吸出来」
碧里,「怎么可能!你当我是怪物吗」
和树,「那……」
碧里,「嗯……」
我把背伸直,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那是脑子里一团糟,什么都无法思考……
和树,「嗯……」
碧里,「嗯嗯……」
和树,「嗯、啾……」
碧里,「姆呼……」
碧里,「呼」
分开嘴唇。
碧里,「……」
和树,「……」
碧里,「不、不可思议的感觉」
和树,「没错呢」
碧里,「呜呜呜呜」
和树,「怎么啦!?」
碧里,「心跳得好厉害。好像要窒息了……」
和树,「没事吧??」
碧里,「我、我回去了」
和树,「啊、啊啊,路上小心」
……不要紧吧。
和树,「我也回家吧」
;◆暗転
;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和树,「……」
脑子里一片空白。
食不知味。
都不记得今天上了什么课了。
这可不妙,得振作点。
和树,「振作」
巡,「哎呀,最近的和树君,有点让我在意呢」
和树,「呃!?」
突然被老姐搭话,吓了我一跳。
巡,「和树君,你,谈恋爱了吧」
和树,「呃」
和树,「为、为什么,这么觉得」
巡,「这可逃不过我的眼睛」
确实,老姐已经看穿了一切。
巡,「据我推测,对象是……」
どきどき。
巡,「一个童颜平胸萝莉,但实质上是比自己大了十岁的OL,口癖是“喵”,是吧」
和树,「是个屁!我哪有机会和那种人交往!?」
巡,「是吗?嘛,就算没猜中也不会相去甚远吧」
和树,「才不是!全都没中」
完全搞错了。守护你弟弟的那双眼睛一定是瞎了。
巡,「那个,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和树,「什、什么……」
巡,「你谈女朋友的事不要告诉红」
老姐的请求,出乎了我的意料。
和树,「呃?」
对红,保密?
和树,「可是可以,为什么」
巡,「什么为什么,因为她是个兄控啊。刚想着和树君总算是回来了,却马上和其它女人跑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和树,「额额额额额」
和树,「红?这不可能吧。不可能」
老姐像是在叹气一样耸了耸肩。
巡,「不明白妹妹心思的哥哥可不合格哦」
和树,「你明白我的心思吗」
老姐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呀。
和树,「嘛,我知道了。反正要是让她知道了一定又跑进来瞎掺和」
碧里和红是朋友,我得先和碧里商量一下。
哈!?
刚才,我在心里很平常地说了『碧里』。
明明今天早上才开始叫名字的。
和树,「嘿嘿……」
巡,「……」
;◆ひいてるような顔でたたせられたら。
;碧里ルート08.txt
;◆暗転
;朝
;<背景:電車内>
和树,「老姐她,想要我们别把我们的关系告诉红」
碧里,「是吗」
;●碧里音量小さい
和树,「我觉得老姐是想多了」
碧里,「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和树,「是吗」
碧里,「红她,就是个兄控。如果,她知道我和和树在交往了的话,一定会大受打击的」
碧里,「我也不想被红讨厌」
碧里,「应该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再向她打个招呼」
碧里,「红!请把你的哥哥让给我!!……像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认真的,碧里铿锵有力地说到。
和树,「……」
碧里,「说出这种话,感觉有点羞耻啊。不要看我的脸」
和树,「“你就乖乖退场吧,哇哈哈哈”像这样说吧」
碧里,「这怎么可以,她会受打击的」
和树,「也是啊」
难以想象。
;◆暗転
;<背景:桜並木>
因为比较早,上学路上看不到几个人。
但是,在学校旁边还要牵着手走的话,转眼间就会被冲散。
为了不碰到其它学生,我们尽量靠近道路里侧走。
和树,「那就到这里了」
碧里,「……」
碧里,「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和树,「呃……」
碧里,「忘了什么」
碧里偷偷瞟了我一眼。
我心领神会。
凑近她的脸……
;碧里:立ち絵アップ
碧里,「嗯……」
和树,「嗯、啾……」
虽说是清晨,但要是被谁看见就麻烦了。
嘴唇短暂地接触了一会儿之后,身体却不愿分开。
和树,「晨练,好好加油」
碧里,「是~~~」
真的不要紧吗。
;◆暗転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哈啊……」
碧里,「(一大早的,都干了些什么~~!!我到底)」
碧里,「(心情好乱。……因为接吻)」
碧里,「(明明只是嘴唇接触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
红,「……」
碧里,「呃!?吓了我一跳!?怎么了,红」
红,「被吓了一跳的是我,一脸痴像地看着窗外」
碧里,「……不是」
碧里,「那个、那个」
碧里,「那个……呀。红你,接过吻吗」
红,「接吻?这种小事,不计其数了」
碧里,「额额!? 真、真的?」
红,「噗噗噗。咱的故乡那边,接吻就像是打招呼一样」
碧里,「你的故乡在这里吧,我可没有听说过那种风俗」
男学生,「什么!」
男学生,「偷偷摸摸。听到了吗,三枝她说,打招呼=接吻!」
男学生,「红,你好呀!」
男学生,「早」
男学生,「早上好!!」
红,「……」
男学生,「……噗通噗通」
红,「抱歉……这是玩笑。即使你那么期待地看着咱」
男学生,「那种事情我知道!」
男学生,「但是,就算知道不行还是想试试才是男生呀!!!」
红,「什么鬼」
碧里,「怎么说呢」
红,「那,咱们刚刚说什么来着」
碧里,「哎呀,红你呀,接过吻吗?」
红,「……」
碧里,「啊哈哈哈,没有吗,我这是在问什么呢,不好意思」
红,「……」
红,「有过」
碧里,「虾米!? 和谁??」
红,「兄长」
碧里,「虾米!?」
红,「为什么那么吃惊」
碧里,「因因因、因为。当然会吃惊啦」
碧里,「(难道说,和树说的……)」
红,「详细情况已经记不清了……很久远的事情了,呼姆,为什么会做那种事……」
红,「被欲火焚身的兄长袭击?因为太过震撼而封印了记忆。呼姆,这游戏朝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
红,「屏幕对面的,现在放弃这游戏也行哦?」
碧里,「你在和谁说话?」
碧里,「以前吗,兄妹之间有做这种事的可能吧。我没有这种经历」
红,「为什么突然提到接吻」
碧里,「啊哈哈。单、单纯的有点好奇啦」
红,「有想接吻的对象了吗」
碧里,「!?笨笨笨、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呀」
红,「最好别这样。以碧里那恐怖的肺活量,会把对方气从肺底吸出来的」
碧里,「这句话和」
红,「和?」
碧里,「……」
碧里,「和我说这种话,可饶不了你。接招吧,咕哩咕哩攻击」
红,「呀——」
;◆時間経過
;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textbox message,name
老爸和老妈,好像和店长去夜游了。
肯定又是卡拉OK吧。
老姐不知在干什么,一直没从房间里出来。
因此,久违地?和红两个人吃饭。
……
感到了视线。
好像是在偷偷瞟我的嘴唇。
和树,「怎么啦,盯着我的脸看」
红,「唔,发现了吗」
当然啦,你在我旁边直勾勾地看着我。
红,「呐,兄长」
红,「咱们……」
和树,「嗯,什么事。姆咕姆咕」
红,「接过吻吗」
和树,「噗……!」
喷了。
和树,「怎么啦,这么突然」
红,「不是,只是问问。无意中想起来,咱们小时候胡闹的时候好像亲过吧」
和树,「啊……这么说来」
好像是做过。
对了,对方是红吗,那还好。
红,「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导致咱和兄长、接吻……」
和树,「天知道。小孩子干的事情,单纯的玩过头了吧」
红,「呼姆,总有点在意」
红,「……」
红,「大概再接一次吻就能回忆起来?」
和树,「哈!?」
和树,「什么乱七八糟的。姆咕姆咕」
一瞬间,我想起了碧里。
红,「……」
红,「呼姆。好在意」
;◆暗転
;<背景:自室‐夜>
在房间里闲着的时候,手机响了。
哦,碧里发来的短信。
碧里短信,『晚上好!现在在干什么呢??』
和树短信,『搞学习!』
碧里短信,『是吗。那现在就拍一张桌上发给我。20秒以内。好,有请』
和树,「啥!?」
我迅速地把桌上的微工口杂志推开,拍了张照,然后发给了碧里。
碧里短信,『有漫画呢!果然不是搞学习。诶嘿嘿』
和树短信,『碧里在干嘛呢?』
碧里短信,『在短跑』
和树短信,『瞎说的吧。那就马上拍张自拍发过来,2秒以内。好,有请』
……
碧里短信,『做不到!但还是发给你』
和树,「……真的呀」
在房间里,看着趟着香汗保持着平静的碧里的照片。
和树,『好可爱……!』
碧里短信,『谢谢!和我……接吻了。发短信的时候也好想和你接吻』
这还真是,让人害羞。
我也回点什么比较好吧。
碧里都这么努力了
『那,我也。啾。』发一条过去吧!
发送。
这比想象中的羞耻多了。
和树,「……啊」
糟了。本来想打句号却按错了键。
和树短信,『那、我也。嗯啾』
和树,「看起来好下流!」
;<背景:空‐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学长? 这……」
碧里,「我再不加油,可不行了呢」
;<背景:自室‐夜>
#textbox message,name
哦。来了。
碧里短信,『啾、啾啪』
和树,「!?」
好像还在玩那个梗。
我应该回应她吗。
碧里都为我做到这个份上了,我……
『咕啾咕啾』
发送。
……一段时间后。
碧里短信,『那样可不行。啾』
碧里来劲了。
碧里短信,『嗯啾……啾』
…………
……
和树短信,『到此为止吧』
碧里短信,『也对,精神上有点把持不住了』
我也是。
碧里短信,『晚安!』
和树短信,『晚安』
和树,「呼」
由于羞耻,我也累坏了。
睡一会儿吧。
……
;◆暗転
#textbox message1,name1
;◆効果音:ノックの音
;◆効果音:ドア開き音。
红,「兄长。前几天借的漫画还给咱吧」
和树,「……」
红,「兄长?」
红,「睡着了啊。衣服也不脱,真不像样」
和树,「呼」
红,「脸也不像样」
和树,「嗯啾……啾啪……。呼喵……」
红,「!?」
红,「刚刚、好像、听到了一些极不合理的梦话……他到底梦见了什么」
和树,「……」
红,「接吻、吗」
红,「姆姆姆」
红,「让人发颤。都怪碧里说了奇怪的话」
和树,「呼……呼……」
红,「唔姆……。是什么时候,和兄长接过吻来着」
和树,「……」
红,「……」
红,「试着模仿的话,说不定能想起来」
红,「只是模仿一下,只是模仿……」
……
红,「想、想不起来」
红,「……」
红,「轻轻碰一下的话,说不定能想起来」
红,「只是轻轻地碰一下。只是轻轻地」
红,「轻轻地、轻轻地」
红,「轻轻地……」
……
红,「……」
……
;◆BGM変化
红,「啾……」
……
红,「!?」
;<背景:家廊下‐夜>
红,「……」
红,「什么情况,刚刚……咱、做了什么……!」
红,「哈、哈、哈……」
巡,「怎么啦,小红」
红,「!!!!!」
巡,「哦呀??脸这么红……」
红,「啊呜呜呜呜呜呜」
红,「窥视到某不可名状的禁忌之物的冰山一角罢了」
巡,「嗯???」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线09.txt
;◆暗転
;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和树,「承蒙款待!」
和树,「那么」
……
;●音量ちっさい
薫,「最近和君吃完饭就回房间了。爸爸我,好伤心」
巡,「因为他还年轻,有他自己的事」
红,「姐上。你那句话有点猥亵」
巡,「怎么了?」
红,「哎、哎呀,总觉得……不 没什么!」
;◆暗転
;<背景:自室‐夜>
……心怦怦地跳个不停。
夜深人静。我和碧里面对着面。
通过手机。
;■携帯操作音は、連発でうっとうしいので不要かも
碧里短信,『那么,请学长先开个头吧』
和树短信,『哎呀,还是拜托碧里你了』
碧里短信,『上次不是我先的吗。今天想让学长先开始』
和树短信,『从我开始吗…』
我不期待一开始就能把气氛炒热,但还是需要勇气开个头。
我按捺住胸口的鼓动,编辑短信,发送。
和树短信,『……啾』
不一会儿就有回信了。
碧里短信,『我也啾』
已经确定了两边都是笨蛋,那就没必要踌躇了。
和树短信,『啾、啾啾』
碧里短信,『啾啾啾啾』
和树短信,『啾……(舌头伸进来)』
碧里短信,『嘿……(推回去)』
好像不行了。
和树短信,『只是舌尖…咕啾』
碧里短信,『……咕啾(只是舌尖哦)』
和树短信,『骗你的!』
碧里短信,『笨蛋!!』
和树,「……」
要是现在要和她见面的话,我选择死亡。
碧里是以怎样的姿态发短信的呢。
和树短信,『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发给我好吗』
碧里短信,『真突然。也不是不行。收好』
和树短信,『噢噢噢』
1张碧里穿着单薄的运动衬衫的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
碧里短信,『其实我,只穿了上衣,闲着没事做。今晚稍微有点热呢。看完后请删掉哦』
碧里可真大胆。是故意发这短信的吧。
唔唔。这不能忍。
和树短信,『稍微出去一下』
刚发出去,不一会儿就回了。
碧里短信,『为什么』
和树短信,『唉呀,有点事』
碧里短信,『什么事』
和树短信,『必须要去做的事啦』
碧里短信,『总觉得有讨厌的预感。刚才的照片,立刻删掉吧。请不要用在奇怪的地方』
和树短信,『当然啦!』
;<背景:空‐夜>
………………
※在那之后,用在了奇怪的地方。
………………………………
;◆暗転
;<背景:自室‐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啊,兄长」
红,「睡了吗?」
和树,「……」
红,「啊呜、啊呜」
红,「咱到底在干什么」
红,「无法忘怀。那究竟是……」
红,「……」
红,「嗯……」
和树,「……嗯……」
红,「!!!!」
红,「刚才,舌头伸出来了……?」
红,「呜啊呜啊呜啊」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嗯……嗯?」
和树,「咦,红。你在干什么」
红,「!!!!!」
红,「呜啊呜啊呜啊」
红就傻站咋那里,嘴一张一合地看着我。
和树,「怎、怎么啦」
红,「漫画呢!」
红,「早说过快还漫画了吧!」
和树,「诶?诶?」
红,「全部!全部!」
红愤愤地耸着肩出去了。
和树,「……」
和树,「那就把漫画拿走呀」
什么嘛。
和树,「嗯?」
和树,「好像嘴角有些湿润,流口水了吗……」
;暗転
;昼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关于接吻的话题!」
碧里,「怎么了,这么突然」
红,「碧里,你上次问了咱这么奇怪的事情,咱也思考了一下」
碧里,「是、是吗」
红,「仅仅只是,嘴和嘴接触一下罢了,为什么世上的男女还要为此疲于奔波呢。搞不懂!搞不懂!」
碧里,「??嘛……再怎么思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红,「没错。再怎么想也是徒劳」
……
;BGMちょっとムーディーな曲があれば
红,「喂、喂。碧里」
碧里,「怎么了、突然扭扭捏捏的」
红,「…………试着,跟咱接吻吧」
碧里,「噗啊」
红,「好厉害的声音。这对声优是何种要求啊」
碧里,「呀,抱、抱歉。但你突然瞎说什么」
红,「实际上,有些事情不试着做一下的话是想不明白的」
碧里,「嗯……」
碧里,「(同性的话不算。不算花心)」
碧里,「试着……做一下?」
红,「!!!」
碧里,「那个、直接是不行的,用手指或其他东西隔开,间接的话」
红,「那……去洗手间吧」
碧里,「走吧」
……
女子生徒A,「园原和三枝的关系真好呢」
女子生徒B,「是啊」
;<背景:白>
红,「啊」
红,「啊啊!」
红,「啊啊啊啊」
;<背景:廊下>
;◆二人とも赤面で立たせつつ。
碧里,「……」
红,「……」
碧里,「不是」
红,「才不是」
碧里,「(话说,跟和树接吻时感受到的,那究竟是……什么?)」
红,「(和兄长接吻时感受到的,到底是什么)」
碧里,「……」
碧里,「红。我、突然想起还有事没做,先回教室了」
红,「????」
#textbox message,name
…………………
;<背景:教室>
和树,「嗯?」
教室外面,有个偷偷地看着这边的一年级学生。
碧里在叫我。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哟、怎么了」
碧里,「不、没什么事啦。……那个、感觉精神了吗」
和树,「很精神」
碧里,「一起散个步,可以吗?」
和树,「嗯,嗯」
碧里,「……」
怎么回事,碧里有点奇怪。
碧里,「和树……那个、呀」
碧里,「来、这边」
把我拉到了角落里。
大概有什么私密的话吧。
碧里,「……」
和树,「怎么了」
碧里,「就是、那个、我好像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情况」
和树,「??」
碧里,「想要、接吻!」
和树,「!!!」
什么!
;◆効果音:ちゃいむの音
碧里,「啊哈哈。抱歉。上课了,因为奇怪的事把你叫出来。回去吧……」
和树,「啾……」
碧里,「!?」
和树,「你都这样说了,我」
碧里,「哈姆。嗯……呼啊……和树……」
碧里,「那个、和树。我、能做到,真是太好了。所以……」
和树,「想阻止我吗」
碧里,「哈姆。嗯……啾。嗯嗯嗯!」
碧里,「不行……有人……啾……嗯、啾……」
和树,「大家都进教室了……」
碧里,「啊~~~!」
;<背景:廊下>
#textbox message1,name1
;◆立ち絵、ふらふら步いてます。
碧里,「……哈呜呜。我、到底是怎么了」
;◆暗転
;夜
;<背景:自宅外観‐夜>
;<背景:家廊下‐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睡不着」
红,「咱、到底是怎么了」
红,「接吻到底是啥呀」
;<背景:自室‐夜>
红,「咱……」
和树,「Zzz……Zzz……」
红,「……兄长」
红,「……啾」
红,「嗯、姆」
……
;<背景:リビング‐夜>
红,「哈、哈……果然很奇怪」
红,「与碧里做实验的时候、完全不同的感觉」
巡,「怎么啦,小红」
红,「哇!?」
巡,「这种时候起来……」
红,「哈啊、哈啊。吓咱一跳」
红,「姐上才是,这个时间从房间里出来真是罕见啊」
巡,「想喝咖啡」
红,「姐上!有些事情想问你」
巡,「什么?」
红,「………………接吻是什么感觉」
巡,「……」
巡,「不知道」
红,「咦!?」
巡,「因为没有经历过」
红,「你看,经常会出现的。外国的电影里,男人和女人“啾啾”的时候,女方都会变得黏糊糊的,那是什么作用的结果」
巡,「呃。作用……。那、就是」
巡,「爱,这种东西的作用吧」
红,「爱!?」
巡,「只是嘴唇相互接触,全身就像是有电流穿过一样。那就是爱的魔法。啊——心痒痒」
红,「爱的魔法……」
巡,「哦呀。小红和谁接吻了?」
红,「怎怎怎怎──」
红,「怎么可能!别说奇怪的话啦!」
巡,「哦、哦」
;>>反応にびっくりしています。
;<背景:家廊下>
红,「真笨呀真笨呀」
红,「咱……爱着、吗……!!」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ルート10.txt
;◆暗転
;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和树,「周末、戏剧?」
幸子,「嗯。哥哥他从客人那里拿到了免费的票。有10张,所以我们一起去看吧」
10张……。
和树,「没客人挺让人头疼的」
幸子,「确实是剩下来的东西,但还是挺出名的。姐姐也很有兴趣的样子,难得地一家人去一回吧」
和树,「诶,老姐也感兴趣的话,应该很有趣」
幸子,「因此,看完戏剧后,全家一起享用美味的食物。你周末有约吗?」
老妈满眼期待地看着我。
这……
是想以美食为诱惑,把红和老姐支开,再让我去镇住她们吧。
自己却去和老爹亲热……槽点多到不敢往后面想。
嘛,平时的话倒是会帮帮你……
很不巧我现在……
沉浸在色恋里!
碧里忙于训练,只有休息日才有点时间。把这宝贵的财富挥霍到她俩身上,还是免了吧。
和树,「我就算了」
幸子,「呃。为什么」
和树,「因、因为……」
和树,「学习上有些问题。想要在家自习」
幸子,「……」
呜哇!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幸子,「什么、要在家看AV?」
和树,「不是!」
薰,「怎么会呢,孩子他妈,肯定是……」
哦哦,老爹来拯救我了。
薰,「到了跟家人一起出去,会感到害羞的年龄了」
……嗯。
幸子,「对呀。和树已经到了和妈妈出门被朋友看到会害羞的年纪了」
不对,不是因为和家人,老妈你穿成这样,和你上街总有点在意……
幸子,「那好吧。我们都出门,就麻烦你一个人看家了」
和树,「おう」
;◆日付変更
;<背景:繁華街>
从学校里回来后。
很罕见的碧里拜托我陪她去买东西。
碧里,「让你陪我真不好意思」
两人一起提着塞得满满的购物袋走着。
和树,「挺重的呢,碧里要做料理吗」
碧里,「我家成员很多,平时都是弟弟做,不过今天他感冒了」
碧里,「料理,我不是很拿手」
和树,「上次的日是烧饼很美味哦」
碧里,「诶嘿嘿,那也能算作料理吗……」
和树,「呐,你的家人,知道我吗?」
碧里,「嗯,知道了的话会不得了呢,所以没告诉他们」
碧里,「弟弟妹妹们肯定会因为好奇而打扰我们」
碧里,「爸爸……父亲也会问七问八,要看看你什么的」
红也是这样。
碧里,「我还是,想安静地度过这段时光」
和树,「是啊」
碧里,「学长也是吗!?」
碧里的眼睛闪烁着。
碧里,「嗨嗨,园原,有提议」
和树,「驳回。碧里的提议一定是去健身房锻炼肌肉」
碧里,「约会去健身房……」
碧里,「不错呀!好像会很有趣」
和树,「果然!」
和树,「肌肉脑」
碧里,「才才才、才不是。对不起。其实我刚刚是想说其它事情的」
碧里,「这周末,我能去学长家打扰吗」
和树,「呃?」
本打算要她偷偷来的,想了想发现没必要……家里根本没人。
碧里,「学长家,挺不错的,那么多女孩子」
碧里,「我家一大堆弟弟,房间总是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还吵得要命」
和树,「咦,你来过我家吗」
碧里,「去红家里玩过啊」
和树,「啊啊,是哦」
那时我连鼻血都被撞出来了。
碧里,「没有看过学长的房间,所以想看看」
和树,「我刚搬过来没多久,没什么好看的哦」
碧里,「是吗?不过,我觉得会有很多符合学长个性的东西,所以想看看」
和树,「嘛,说到符合我个性,确实有个东西挺像我」
碧里,「因此我想参观一下学长的房间,能顺便在你那里做料理吗」
碧里,「上午有部团活动,我想在那之前解决午饭」
和树,「你刚刚不是说你不会做料理吗」
碧里,「只是不拿手而已,又不是讨厌」
碧里,「不如说还很期待为喜欢的人做料理呢」
和树,「是、是吗」
碧里,「所以……」
碧里,「我可以、去吗?」
和树,「当然」
;◆日付変更
;<背景:教室>
和树,「……」
碧里会来我家!
顺水推舟地答应了,这不是件挺大的事吗。
呃。难不成,会发生那种事??
要来我家,是不是意味着那种事呢。
是那样吗。
和树,「会是那样吗……姆姆」
想不到要和谁讨论一下。
这种事不能跟女生说。
那,恭次郎……
恭次郎,「……」
在专注地读书。
虽然他也没什么经验,不过经常打听这种事情,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恭次郎,「姆姆……」
他在看什么书呢。我从后面偷偷望去。
和树,「不要啊。嘴上抵抗着,但是她的手却那么无力,反而像是在诱惑我一样抚摸着的手指。发出甜美的娇喘」
我不寒而栗。
和树,「恭次郎……你、这……」
在学校里看什么书呢!
恭次郎,「唔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别突然站在我背后啊」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这究竟」
恭次郎,「……色情小说呀」
和树,「为什么看这东西,想当galgame写手吗」
恭次郎,「过奖」
恭次郎,「是学习。为了以防万一」
和树,「万一?和女孩子处于那种情况的万一?用不上吧」
恭次郎,「那也是一个原因」
恭次郎,「如果不从现在开始捏造自己脱处的假象的话,以后可就难熬了!」
和树,「捏造脱处的假象……」
恭次郎,「为了被问到“你的初体验怎么样”的时候能够回答得上来,所以才捏造假象」
恭次郎,「走上社会之后,那群家伙肯定会在畅饮会上笑嘻嘻地聊这种话题」
恭次郎,「所以,要从现在开始捏造到哪里都通用的初体验情节……」
悲伤的模拟情景。加油吧。为什么不考虑尝试真正的初体验呢。
恭次郎,「我不明白!我不明白要怎样才能走上初体验的那条路」
和树,「冷、冷静点。声音太大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好像在烦恼着。
恭次郎,「直到接吻还不难想象。但是!如何过渡到脱掉衣服,完全不明白!」
恭次郎,「“可以摸我的胸部哦”这种场景哪里会出现」
恭次郎,「还有,沉沦到相互扒掉对方的衣服,赤果果地缠在一起的痴态,是要多么高涨的情绪呢」
恭次郎,「我不明白!」
和树,「都说了你声音太大了」
和树,「应该是……你想多了」
恭次郎,「那,和树怎么想。要怎么才能把握做那种事的时机」
和树,「这、这个」
和树,「不知从哪儿传来了音乐声……然后空气中就飘荡着桃色气氛」
恭次郎,「……」
恭次郎,「我真是日了狗才会问你」
;◆時間経過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红,「咳咳、咳咳。咕、呼啊。嗯哼嗯哼」
放学后的红在踏踏实实地特训。
虽然还是只旱鸭子……
红,「咳咳、噗哈。噗、哈」
不过总算是进步点了。
对面,碧里正在游泳。
她洁白的肢体划过水面,非常美好。
……呃,我在看什么呢。
不行。恭次郎的傻话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接吻的话,还是能想象得到。话说我们都接了好几次吻了。
再接下来的领域要如何踏入呢,难以想象。
的确是没什么头绪啊。
碧里,「怎么啦」
察觉到我的视线,碧里朝我走了过来。
和树,「哦、嗯」
还是看了。
见我动摇了,碧里有些使坏地笑了笑。
碧里,「啊、这是」
因为是碧里,肯定会说出我想不到的话。
碧里,「对我的泳装,产生性欲了?」
猜中了。
和树,「啊——」
碧里,「什么嘛,这么好懂地脸红了。弄得我都有点害羞……」
和树,「……」
碧里,「……」
和树,「……啊——」
碧里,「真、真是的。这什么、气氛。你快说点什么」
和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想着碧里现在只穿了泳装啊——然后」
碧里,「当、当然只穿了泳装啦。难道还有在泳装下面穿一层防弹背心的女人吗」
和树,「……话是这么说」
……
碧里,「学长,主要还是因为你有邪念」
和树,「笨蛋,我怎么可能会想那种事」
碧里,「果然心有邪念呢。请不要移开视线」
和树,「呜……」
碧里,「对着健康的竞赛用泳衣想什么呢,男人真是奇怪!」
正因为是竞赛用泳衣……这句话还是不说为妙。
碧里,「被这样看着,感觉有点害羞」
和树,「现在还说这种话,你不是一直都穿着泳装吗」
碧里,「请不要看」
和树,「恕难从命」
碧里,「我去换衣服」
把事情搞砸了呢,都怪恭次郎说了奇怪的话。
才刚交往不久,就满肚子小心思,我肯定会被认为是最差劲的男人。
……但是。
要说没有小心思的话这是不可能的,真难办。
和树,「哈啊……」
;◆時間経過
;◆更衣室という想定→ト書きがないと無理がある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呜呜……」
碧里,「好奇怪」
碧里,「都怪和树说了奇怪的话……」
;◆時間経過
;夕
;<背景:学校外観‐夕>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哟。真慢」
碧里,「抱、抱歉」
和树,「……」
碧里,「……」
和树,「你脸很红,在生气吗?」
碧里,「唔唔唔唔唔」
碧里,「学长」
和树,「我?」
碧里,「没什么!」
和树,「?????」
脑海里又浮现了她的泳装,郁闷。
碧里,「明天到底该不该去学长家呢,我很犹豫」
和树,「你、你说啥」
碧里,「你觉得是啥就是啥!」
然后碧里就和我杠上了,一言不发。
但是,她明天会来我家这件事没变。
;◆時間経過
;夜
;<背景:家外観‐夜>
;<背景:自室‐夜>
和树,「呜姆」
碧里会进我的房间。
奇怪的书、道具……哎呀,道具倒是没有。总之先把危险的东西封印在床底。
接下来……
我注视着这煞风景的房间思考着。
虽然这么做有点装,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把堆在书架上的漫画挪开,从书包里拿出沉甸甸的装订本。
这是今天特地从图书馆借来的。
从文学到历史,甚至是股票投资。各种充满了睿智的书籍。
都是从图书馆管理员那里听来的,内容没看过。
和树,「呼……」
迎接碧里的准备都齐全了。
;◆日付変更
;<背景:リビング>
今天碧里碧里。
幸子,「再见,我们出门了」
和树,「哦、哦,玩的愉快」
巡,「和树君,你从早上开始就有点坐立不安呢」
红,「兄长也想去了吗」
和树,「不是那样。我在想学习真累人啊」
巡,「可疑。八成是带女孩子回家」
和树,「叽咕」
红,「…………是这样吗?」
和树,「哈哈,怎么可能呀。我马上就开始搞学习了。现在精神抖擞呢」
和树,「颤抖颤抖!」
红,「!?」
巡,「学习?大宝剑吗?」
和树,「才不是」
红,「姆姆」
可恶,快点给我走啊。这下可真算是被吊起来策了。
最坏的情况是她们一句“好像很有意思”,然后就赖在家里不肯走了。
红,「有意思……」
和树,「我出去买点东西!」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太可疑了,姐上」
巡,「估计还真是叫女朋友上门了呢」
红,「这么一说,他昨晚嘎吱嘎吱地打扫着房间……那是在为招待女孩子做准备吗」
红,「早知道咱也帮他打扫了。把房间改造得更适合女孩子」
幸子,「要走了哟」
红,「马上就来!」
薰,「小红好拼啊」
红,「哼哼。兄长惊慌失措的脸! 想想都让咱期待不已」
;◆時間経過
;<背景:家外観>
#textbox message,name
被老姐她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太烦人了,我估摸着她们走了之后往回走去。
;◆碧里立ち絵(制服)
碧里,「学长」
和树,「哦哦」
参加完上午的部团活动后,依然穿着制服的碧里出现在我面前。
碧里,「在干什么呢,偷窥自己的家」
和树,「没什么……正好,家人都出去了,你不用那么客气」
碧里,「是,打扰了」
她提着鼓鼓的购物袋,走向了玄关。
和树,「很重吧」
碧里,「不要紧,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说着碧里把袋子扬得高高的。
修行。
碧里,「那,快点让我做饭吧」
和树,「哦」
;<背景:暗転>
;<背景:リビング>
碧里,「呜哦呀!」
碧里,「嘿咻。哦哦,烧糊了。嘛,也好,挺香的」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感觉、和在小铺子上煎日式烧饼的时节奏相同呢。气势不错……
碧里,「嚯呀。太好了。一分为二」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一分为二!?」
碧里,「嘿呀!」
和树,「……」
菜的味道……还是先做好一定的觉悟吧。嗯。
;<背景:暗転>
;◆時間経過
;<背景:リビング>
一小时后……
碧里,「做好了!」
与我担心的相反,端上来的菜不管哪方面都挺不错。
各种色彩鲜艳的菜肴排列在餐桌上,散发着好闻的味道,勾起了我的食欲。
虽说这是肯定的,和老妈做的饭菜配置完全不同,有一种令人期待的新鲜感。
和树,「这……真是美味」
碧里,「诶嘿嘿」
碧里,「努力地试做,挺有趣的」
碧里,「我有时候也会做些精致的东西,在家里总是被弟弟们三口两口吞光了」
碧里,「“很好吃”,“盘饰不错”,这类表扬都来不及说。妹妹倒是会为我高兴」
和树,「你还有妹妹呀」
碧里,「很可爱的哟,学习又好,在班上还是班长」
和树,「这可是……红要是能学着点就好了」
碧里,「红做妹妹不是挺有趣的吗」
碧里,「虽然有时候有点吵」
和树,「不过碧里你平时总是和红吵个不停,竟然还觉得红当妹妹不错……」
和树,「搞半天还是喜欢她吗」
碧里,「诶?」
碧里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边把饭往嘴边送一边
碧里,「是喜欢」
宣布了结果。
碧里,「好像有点羞耻,啊哈哈」
和树,「我有点嫉妒红」
碧里,「额额,为什么」
和树,「谈论红的时候碧里的表情,是平时不怎么会出现的……」
碧里,「这倒是这么回事。相对的,我也有很多只给学长看的表情哦」
和树,「…………」
碧里,「……」
慢慢地接近我的脸……
碧里,「啾……」
和树,「嗯……」
碧里,「呼、啾、不要……现在在吃饭……」
和树,「是啊……」
大家、都出门了,家里只有我们俩。
一接吻,现在脑海里全是那门子事。
是察觉到了我动摇吗,碧里、碧里匆匆地和我保持了距离,抬头看着天花板。
碧里,「对对对对、对了,吃完饭后去学长的房间看看吧」
和树,「啊、啊啊,好吧」
总之,先吃饭。
;<背景:暗転>
;<背景:家廊下>
饭罢,收拾完桌子,我们朝我的房间走去。
碧里,「学长的房间,好期待」
和树,「很普通的……」
快发现我意外的一面吧!
;<背景:和树部屋>
和树,「……」
碧里,「这就是学长的房间……」
咦。
特意摆在书架上的书……
变成了充斥着肉色和粉色的包装盒。
最近比较流行的拔作LOGO在上面雀跃着。
『妹妹太可爱了哥哥根本把持不住』
『SISTER☆PLINGLES』
『妹妹的情感』
和树,「……」
这、这是……
我和碧里呆若木鸡看着被印着女体的包装盒淹没的房间。
WONDERLAND。
碧里,「…………哦、哦唔」
碧里总算是有反应了。
和树,「这都什么鬼啊!!!」
碧里,「啊呜呜呜呜」
和树,「碧里,振作点!」
碧里,「哈」
碧里,「吓我一跳」
和树,「我也吓了一跳」
和树,「你听我解释,碧里。这绝对是我那要命的老姐……」
碧里,「吓了一跳……!但是」
碧里,「这就是学长的世界的话,我,愿意接受。会、加油的」
和树,「呃呃呃!?」
这可让我头疼了……
碧里,「啊,我知道这个游戏」
碧里拿着一个印着穿着盔甲挥舞着佩剑的金发少女的包装盒。
碧里,「我弟弟也很喜欢游戏和漫画,我受他的影响也挺喜欢这些东西的」
和树,「弟弟,那个……?」
碧里,「过去很可爱的。现在因为朋友很少,总是窝在家里看电视」
和树,「是、是啊」
没有朋友之后的状态,无法想象。
碧里,「对了,学长的过去是怎样的呢」
和树,「很普通的小孩子,你看看相册就明白了……」
感觉,说了多余的话。
碧里,「KiraKira」
眼睛变得亮闪闪的,还说出来了。
碧里,「好想看」
和树,「行啊」
离开卧室,找了本合适的相册过来。
一翻开,大概是十年前的全家福。
碧里,「啊、红。哦哦哦哦哦哦,好可爱。从没看到过她这种表情」
和树,「她以前没这么坏心眼呢」
碧里,「学长没怎么变呢,一直都是个淘气包」
和树,「虾米!?」
碧里,「诶——。嚯——」
和树,「……」
拍照时有那么心不在焉吗。又不是回首过去的年龄。
更何况……
碧里,「诶~~。啊,这个是五味渊学姐呢。真可爱」
脸靠得好近,可是,不忍分开。
碧里,「……!」
碧里也意识到了。
她翻着相簿想要糊弄过去。
碧里,「诶。啊、这个是……那个……对了。学长的朋友……队长的弟弟……苍木学长」
和树,「恭次郎」
碧里,「没错没错。……!」
从旁边看着相簿的我正对着回过头来的碧里的脸。
碧里,「……嗯」
嘴唇自然地接触、重叠。
和树,「嗯、啾……嗯、嗯。啾、噗。噗哈」
碧里,「姆啾。嗯、啾! 啾、嗯啾。啾」
和树,「碧里……。嗯、啾。嗯嗯嗯」
碧里,「哈啊、哈啊……。只准、接吻哦」
和树,「嗯、嗯……」
只有我们俩,然而碧里在在意着什么,像是恳求一样放出了底线。
碧里,「啾、咕啾、嗯啾、嗯哈、啾、啾噜」
碧里,「啾、姆……嗯。嗯、啾……嗯嗯。啾」
碧里,「啾、噗。哈啊、哈啊。嗯嗯!!」
稍稍越界应该没关系吧。
碧里,「这……好厉害……啾、咕啾、好……舒服……嗯啾」
谁都看不见,谁都无法阻止。
碧里,「啊、嗯……!」
和树,「碧里!」
碧里,「呃」
ベッドに倒れ込んだ。
和树,「碧里……」
碧里,「はぁ、はぁ……っ。はぁ、はぁ。はぁ」
とろんと潤んだ目で、碧里がこちらを見つめている。
もっと近くに、碧里を感じたい。欲求が止まらなくなる。
わき腹に添えられていた手が、上へあがっていく。
碧里,「ぁ……」
かすかな悲鳴をあげる碧里。
震える手を、碧里の胸元に置いたまま……
碧里,「……」
和树,「……」
時が止まったようだ。
押しのけられるかな……と思ったけど、碧里は俺の手に手を重ねながら、苦しそうに呟いた。
碧里,「う、上から触る、だけですよ。それだけ、ですよ?」
和树,「うん」
胸元においていた手に、ゆっくりと力を込める。
ふにゅ……。
碧里,「はぅぅ」
服とブラの向こうに、確かにやわらかな弾力を確認できた。
あまり意識したことなかったけど、碧里の胸は、大きい。こうして手を押し当てると、感動してしまう。
碧里,「ん、ん……んん」
碧里,「はぅ……いやらしい人がいますよー」
和树,「碧里の胸がいやらしいのが悪い」
碧里,「そんなことっ。あ! ふ、あ、あ、あ」
ボタンとボタンの間のスリットから、そっと手を差し込みもみしだく。
碧里,「あ、あふ。ちょ、服の上からって言ったじゃないですか」
ぐにぐに。
碧里,「言ったじゃ……ないですか」
和树,「ごめん」
碧里,「ごめんと言いながら、何してるんですかっ。あ、んん!」
ぷちぷちっと、ボタンをはずし、シャツをはだけさせていく。
可愛らしい下着と魅力的な乳房が現れ、頭がクラクラする。
和树,「……」
碧里,「あんまりジロジロ見ないで下さい……ッ、恥ずかしくて……死にそうですっ」
和树,「そ、そうか。でも……」
もっと恥ずかしい事をしたくてたまらない俺は
碧里のブラジャーのホックを外し、丁寧に脱がせる。
ふるんと一糸まとわぬ胸が、こぼれ出た。
碧里,「あうう。脱がしちゃったじゃないですか。は、うううう」
和树,「すごい、柔らかいな」
碧里,「あ、あっ。あ、ああああ」
和树,「えっちな感じだし」
碧里,「ううう。確かに。われながら、なんか、えっちな感じですね……」
俺の腕に添えられていた碧里の手に、力はほとんど入っていない。
仰向けになりながらも豊かな量感をたたえている、乳房にそっと手を伸ばす。
和树,「ん。すべすべしている……」
碧里,「ふ、あ、あ……あ、あ。あ」
高まる熱情のまま、ぐにぐにともみしだく。止まらないっ。指に力を入れるたびに形をかえる乳房が可愛くて、ぐにぐにと飽きることなく揉んでいられそうだ。
碧里,「や、ふぅ……っ。あ、あ、あ、おっぱい、そんなに、しないでください。んん」
じれったくて、頭がかっとして、おかしくなりそうだ。
碧里,「あっ。やう」
碧里,「あ、ふ、あ、あ、はぅぅ。あまり、強くしないで、くださいねっ。んん!」
碧里の上に覆いかぶさる形になり、真っ白な乳房をわしづかみにしながら、揉みしだく。。
和树,「ちゅぅ。ん、じゅるっ。ちゅぅっ」
ぴんと勃起した乳首を、甘噛みし、思いっきり吸い上げる。
碧里,「ふぅぁ! 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和树,「ちゅ、ん……んん」
碧里,「や、ふぅ……っ。ん、ん……! あ、は、あ、ふぅ!!」
頬、首筋、耳へと。
何をどうすればいいのか分からない。ただ、碧里が反応する場所を探すように、一心に俺は口づけを続ける。
和树,「ちゅぅ。む、ちゅぅ。んん!!」
碧里,「あ、や。くすぐったいっ。んん! ふあ、あ、ああああ」
和树,「はぁ、はぁ」
碧里,「はぁ、はぁ……はぁ」
口を離し、碧里を見つめる。
和树,「このまま……もっと先までいきたい」
碧里,「……」
和树,「ダメか?」
碧里,「……あたしは……」
碧里,「正直心の準備ができてないです。だっていきなりでしたから」
和树,「そう、だよな」
碧里,「でもあたしがダメって言ったら、先輩、止まれるんですか」
それは……
和树,「無理かもしれない」
碧里,「そうですか」
碧里,「実を言うと……」
碧里,「あたしも、なんか……このままじゃ、止まれないみたいです」
碧里,「だから……」
懇願するように、うるんだ目で俺のほうを見上げる碧里。
……ごくり。
碧里の腰に手をまわし、するっとスカートを脱がしていく。
秘部を探る。
ストッキング越しでも分かるほど、
そこは、ひどく熱をもっていた。
準備が整ってる、ということかな。
碧里,「はぁ、はぁ。はぁ。そこ触られると、びりびりってして、嫌です」
和树,「碧里のここ、すごい、ぐしょぐしょになってるぞ」
碧里,「そう、なんですか。自分では良くわからなくて。ただ、すごく身体が熱いです」
和树,「ほら。こんなに濡れてる」
指ですくいとった愛液を、碧里の脚になすりつける。
碧里,「あう。つけなくていいですって」
ここで……避妊具。ずばり、ゴムをつけるタイミングなんだよな。
ゴム……
和树,「……」
そんなものはない。
和树,「何も準備をしていない!」
碧里,「なにごとですか???」
和树,「…………その、つけるべきものを、用意してなかった」
碧里,「つけるべきもの?」
碧里は目をぱちくりさせながら、俺の股間を見つめ、はっと神妙な顔にかわった。
碧里,「な、なんとなく分かります」
碧里,「どうします?」
和树,「むぅ……」
和树,「待っててくれるか」
碧里,「……」
碧里,「いいともー……」
言って頭から布団をかぶってしまった。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匆匆忙忙跑出来……
哪儿有卖呢??
挺正经家庭道具,自动贩卖机应该会有。我记得这附近看到过那东西……
一边在意着行人的目光一边寻找。
???,「咦?和君」
和树,「呃!?哟、哟。千乃」
千乃,「天气真好。这么好的天气我都想去踢足球了!」
和树,「是、是啊。这么好的天气」
感觉。现在碰到千乃,心好疼。
和树,「抱歉,千乃。我现在有急事」
千乃,「又是去给花浇水吗?」
和树,「额额!?」
那个谎还记得吗。心更疼了……
和树,「不是的,有其他事情!」
千乃,「是吗?那再见」
和树,「再见」
………………
结果,走了十分钟都没有找到。
没办法,只好含羞去便利店买了。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这家便利店的收银员,差不多是个毫无干劲的大学刚毕业的小哥。
应该不会盯着我看吧。
那个……
拿了瓶作为掩护的营养饮料,匆匆朝收银台走去。
老婆婆,「欢迎光临。咦、这不是和君吗」
和树,「诶……」
与我想的截然相反,听到的是个健朗的老婆婆的声音。
老婆婆,「好久没看到你了,长大了呢」
呃。呃。这谁啊。
老婆婆,「我听说,你和你爸爸一起回来了。什么嘛,也不跟我这老太婆说一声」
和树,「呃、呃」
啊啊,这个人是……我有印象。
好像想起来了,是老妈的熟人,貌似是同学的妈妈。小时候经常和她打招呼。
老婆婆,「老太婆我,现在在这里打工哦」
和树,「额、额」
老婆婆,「你来买什么呀」
和树,「哎、哎呀。那个」
不由自主地想把收银台上的商品藏起来。
不行,现在退缩的话更加可疑了。
只能痛下决心。
和树,「这个……」
老婆婆,「好好,营养饮料和」
为什么要一件一件把商品名念出来……
老婆婆,「啊啦……」
老婆婆的声音停住了。
老婆婆,「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
回头想想,营养饮料和那东西的组合才是自掘坟墓啊。
老婆婆,「……」
和树,「……」
老婆婆,「好,总计1600元」
和树,「是」
老婆婆,「谢谢惠顾」
和树,「……」
……
老婆婆,「谁都有变成大人的一天呢」
老婆婆,「我也曾……」
老婆婆,「咿呀——咿呀——」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和树,「哈,好累」
总之先回去。
碧里还在等我。
;<背景:自室>
和树,「ただいま!」
息せき切って帰ってきたが……
碧里,「……」
碧里,「すーすー」
碧里,「すーすー」
和树,「碧里?」
寝ているのか……?
碧里,「すーすー」
寝息がわざとらしい。
碧里,「……」
よく見れば、まぶたがひくひく動いているのが分かった。
和树,「碧里」
碧里,「……」
和树,「眠ってないな」
碧里,「あう」
観念したように、碧里が目を開く。
碧里,「このままなんとなく、寝ちゃったら楽かもなんて思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ごめんなさい」
和树,「謝ることじゃないけど」
俺のせいで間が出来て、いろいろと考えてしまったのだろう。
和树,「碧里は、こういうことは、あまり興味がないか」
碧里,「興味ありますよ。普通に」
碧里,「あ、あたしがえっちな子とか、そいういうわけじゃないですよ。年頃の女の子としては、普通にってことですよ」
和树,「うん」
碧里,「でもやっぱり、怖いのが、先に立っちゃいます。だって、何がどうなっちゃうのかよく知りませんし」
碧里,「なんか……和树さんといて、楽しければ楽しいほど、怖くなって」
碧里,「こんなに、和树さんのことが好きで怖いなんて……」
碧里,「どうしてくれるんですか」
どうしてくれるんですかって。
和树,「ど、どうすればいいんですか」
碧里,「いっぱい抱いてください。勇気を、ください」
うう。か、可愛い。愛しさでいっぱいになりながら、俺は腕に力を込めて、でも痛くないように抱きしめる。
碧里,「ん、ちゅぅ。むぅ。ちゅる」
キスをしながら、たどたどしい手つきでストッキングを脱がし
碧里,「む、ちゅぅ。ん、んんん」
下着越しの秘部に優しく触れる。
碧里,「んはっ、きゅふ、んん、あっ」
碧里,「ちゅ、ぷぅ。はぁ、はぁ。もっと、いっぱいキスしてくらはい。和树さんの熱いので、頭の中いっぱいにしてほしいです」
和树,「うん」
碧里,「ちゅ、ぷ……」
碧里,「ちゅる、くちゅ、くちゃ、はふっ、んくっ、ちゅぷぷ、はんっ、んぁ」
碧里,「ふはっ、んく、ちゅっちゅ、ちゅるる、ちゅぷっ、ちゅ」
碧里,「はぁ、はぁ、はふ……っ」
口を離し、碧里を仰向けに寝かせる。
和树,「じゃぁ……」
和树,「もし、無理なら、俺も我慢するから」
碧里,「ううん」
と、碧里は力強く首を振る。
碧里,「がんばります」
碧里,「いつかは、することですから」
碧里,「だったらあたしは、絶対、和树さんがいいです……」
和树,「碧里……」
濡れてないと、いれられないんだよな。
不器用にキスを這わせながら、ショーツをゆっくりと脱がしていく。
真っ白な碧里の臀部があらわになり、そしてうっすらと毛を茂らせた股間がさらけ出される。
ぬらぬらと、愛液をまとわりつかせているびらびらに、先端を押しつける。
ぬるんと滑り、それだけでむずがゆい快感が身体をめぐり、ため息が出てしまう。
和树,「ゴム、つけるな」
封を切って、ペニスにかぶせようとする、が……
和树,「????」
どっちが裏だ……
和树,「あれ。こっちじゃないのか……。入らないっ」
碧里,「お、落ち着いてください」
と言われると、ますます焦ってしまう。
和树,「どりゃぁ!」
断固として、入らなかった。
びよんびよんになってしまった。
何をやっているんだ、俺は。
碧里,「ぷぅ……」
緊張した面持ちで見守っていた碧里が吹き出していた。
碧里,「大丈夫ですから。ゆっくりや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はい……」
裸の碧里に励まされてしまった。
もう1枚を取り出す。よく見れば、裏と表で袋の色が違い、ちゃんと分か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た。
和树,「……」
今度こそ……
しゅるしゅると良い具合に、ゴムが降りていく。
すっぽりと竿が薄いゴムに包まれてしまった。
和树,「おお」
碧里,「おお」
妙な達成感。
和树,「じゃぁ……いくな」
碧里,「……っ」
こくりと、碧里がうなずく。
俺は身体をしずめ、碧里に覆いかぶさった。
この辺かな……という場所に、ペニスの先端をもっていく。
お尻の穴の上あたりに、縦に小さく走った亀裂があるのが分かる。
こんな小さなところに入るんだろうか。
和树,「いれるから」
碧里,「……は、はいっ。えっち、がんばりますから」
ぐっと胸元にやった手に力を込めながら、碧里が答える。
和树,「力入れたら、つらいんじゃないかな……」
和树,「リラックスリラックス」
碧里,「は、はい。はーふー……はーふー……」
ずちゅ。
碧里,「ん、あ……っ」
先端の丸みが、碧里の中に食い込む。
碧里,「や、ふぅ……ん。変な、感じです。このまま、入るんですね」
和树,「いっていいか?」
碧里,「は、はい……。やっちゃ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ん……」
ずちゅ、ずる。
碧里,「あ、ふああああああ」
碧里,「ぐ、ぅ。い、た、い」
ペニスの先端に抵抗があり、碧里がつらそうに呻いた。
力をゆるめようとすると、碧里が俺の手をぎゅっと握ってきた。
碧里,「大丈夫ですから。このまま、お願いします」
かすれる声で言った。
和树,「ん……」
改めて、腰を前に押し込んで行く。ずち、ずちっと、突き破る感触とともに、肉茎が奥へと埋没していく。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見れば、愛液に赤いマーブルが混ざっている。破瓜の血ってやつだろうか……。痛々しくて心配で、碧里の表情をうかがう。
碧里,「はぁ、はぁ……。はぁ、はぁ……」
和树,「はぁ、はぁ。はぁ」
碧里,「はぁ、はぁ……。ぜ、全部、入ったんですか?」
ちょっと涙ぐんだ顔で俺を見上げる。
和树,「うん」
碧里,「ふぁぁ。すごい、です。お腹のあたりが和树さんでいっぱいいっぱいで……不思議な感じ」
碧里,「あたしの中……どうですか」
和树,「え」
碧里,「…………ちゃんと、気持ち良いですか?」
和树,「うん、すごく気持ち良いよ」
碧里,「えへ」
っとほっとしたように碧里が笑う。
碧里,「だったら良かったです。筋肉でごつごつになっていたら、どうしようかって思ってました」
和树,「そんなことない。ぐにゃぐにゃしていて、気持ち良いって」
碧里,「ぐにゃぐにゃ!?へ、変なこと言わないでください。……恥ずかし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和树,「碧里が聞いてきたんだろう」
碧里,「あ、ん……。や……。先輩が少し動くだけで、なんか、びりびりってします」
和树,「ちょっとだけ……ゆっくり、動くから……」
碧里,「どうぞ。あたしの中で、気持よくな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うんっ。もう、限界、気持ち良いんだけどなっ」
碧里,「あ、んん! それなら、うれしいですっ。動いて、くださいっ」
和树,「あ、あぁ……っ」
ああああ。本当に気持ちよすぎて!!
これ、は。またたくまに果ててしまいそうだ。
いくらなんでも、これでは早すぎる。
コントロール!
和树,「あ、う」
コントロ……
和树,「……」
碧里,「…………和树さん? どうしたんですか」
いきなり静止した俺を、碧里が不思議そうに見上げている。
……
碧里,「和树さん?先輩……?」
和树,「俺は、お前に先輩と呼ばれるような資格はない」
碧里,「……え、ええ?」
俺は碧里の方は向かないまま、ペニスから抜き取ったそれをそっと見せる。
しおしおに垂れ下がったゴム風船の中には、乳白色の粘液が、どっぷりとたまっていた。
和树,「……」
思わず俺は目をそらしてしまった。
碧里,「こ、これはあれですか」
碧里,「……出ちゃったんですか」
和树,「面目ない」
碧里,「いや、あたしは良くわかりませんけどっ。……そんなものじゃないんですか?」
和树,「そんな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一生の不覚だ。
こんなことなら、俺も恭次郎みたいに、予習をしておけば良かった。
碧里,「そんな落ち込まなくて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碧里,「うれしいです。気持ち良かったということですもんね」
碧里,「和树さんが気持ち良かったのなら、あたしはいいですよ」
和树,「碧里……」
そんな笑顔に……俺は……
びくん。
碧里,「へ……」
碧里がびっくりする。その目の前では、再び起動した。
碧里,「お、おお。なんか、和树さんのがむくむくと……」
びくん。
和树,「まだいける!」
和树,「碧里!」
碧里,「は、はい!」
和树,「好き……って、言ってくれないか」
碧里,「……」
碧里,「好きです」
和树,「!?」
……だん、だん。
和树,「おお」
碧里,「おお」
復活の喜び。
和树,「じゃぁ、また。いくよ」
碧里,「は、はい……」
碧里,「ん……」
今度はスムーズに、入り口から侵入していく。
それも、1回出しているせいか、先端がやたらと敏感になっていて、感度がすごい。
碧里,「あ、ふぅ、あ……っ」
ひくひくとかすかに動いている碧里の中へ、飲み込まれるように埋没していく。
碧里,「あ、ふぁ……っ。ああああああ」
ずるるっと、一番奥まで入っていった。
碧里,「あ、あっ。奥まで、和树さんの届いてっ。あああ!!」
碧里,「はぁ、はぁ……! あ! ん、んん!!」
俺のおかげというかせいで、少しはリラックスできたのか
碧里の中もさきほどより、ずいぶんとぬめりが良くなっているように感じる。
和树,「はぁ、はぁ。やばい。なんかさっきよりずっと気持ちよくて、俺っ」
止まらないっ。
碧里,「あたしもっ、さっきよりなんか、和树さんの……形が、ハッキリと分かるっていうか」
碧里,「なんか、すごく熱いっていうか、直接的っていうか、……なんかコレ……アレ?アレ??」
碧里,「………………………」
和树,「ん?どうした碧里?」
碧里,「先輩………ゴムしてない」
和树,「おおおおおっ!?本当だっ!つい勢いで!」
生で入れてしまった!
和树,「今からゴム付けても……遅いよね?」
碧里,「はい、多分……入れちゃってますから……」
和树,「このまましても宜しいか?」
碧里,「和树さんが、ちゃんと責任取ってくれるなら………」
和树,「取るよ」
碧里,「軽ッ!」
和树,「動くよ」
碧里,「早ッ!」
碧里,「もう~なんでゴム買いに行ったんですか~こうなるなら最初から生でして下さいよ~」
和树,「え?こうなるなら……なんて?」
碧里,「こうなるなら最初から生でして下さいよ~って何めっちゃ恥ずかしいこと二回言わせるんですか!?」
碧里,「あああっ、っていうか何か、先輩の……しぼんできた気がする……あたしの、中でふにゃふにゃ」
和树,「中で……なんて?」
碧里,「中でふにゃふにゃ、二回聞いてどうするんですか!?」
碧里,「と、とにかく、ふざけてないで、続けて下さいよぅ~」
和树,「うん、ごめん。取り乱した」
まったくもう……と可愛く怒る碧里に、軽くキスをして
俺は行為を再開させる。
碧里,「んんん……あっ、んふ、あん………」
碧里,「んあ、和树さんのが、うごいて……! あ、あ、あぁ!」
和树,「はぁ、はぁ。碧里っ。碧里っ」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腰の動きがどんどん、速くなってしまう。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びくびくと、愉悦に脈動している。
碧里,「あ、はぁ……っ。なんか、すごい、です。中で和树さんのが、いっぱい動いているのが分かります」
細い肉道を、ペニスはずちずちと、押し広げるように前後する。
碧里,「はぁ……はぁ……はぁ」
碧里,「は、あぁ! あつい、の入ってきます。前よりも、ずるずるって入ってくるっ」
碧里,「あ、ううん! あ、あ、あぁっ。気持ちいいよぉ」
碧里,「あ、あ……っ。もっと動いてください。先輩っ。あ、あ、あ……!」
和树,「はぁ、はぁ。碧里っ」
ぐりぐりと、ペニスを上へ下へとこすりつけるように、腰をグラインドさせる。
碧里,「あ、んっ、うん……ぅっ。そこが、気持ち、いいの。あ、あっ」
碧里,「あっ、あっ、あっ。は、ぐぅ……っ。あたってる」
碧里,「あ、あっ。どんどん、気持ちいいのが、ふくらんでいくよぉ」
碧里,「でも、和树さんが好きなようにしていいですよ?和树さんが、気持ちいいように」
和树,「俺は碧里の中ならどこでも気持ちいいから」
碧里,「……え?」
和树,「碧里の中なら、どこでも」
碧里,「はう」
碧里,「うう。なんか、中がじゅっとしますもっと、言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あぁ」
和树,「はぁ、はぁ……碧里、す、好きだ。綺麗だっ」
碧里,「あ、うんっ、あ、ふあぁ!!」
和树,「すごく、気持ちいいよ!」
碧里,「あ、あ、うん! あたしの中で、気持ちよくなってっ。あたしも和树さんで、すごく気持ち良くなって……」
和树,「碧里、碧里!もう、もう、止まらないっ」
碧里,「うんっ、いっぱい、いっぱい動いてっ。一番奥まで、動いてぇっ」
碧里,「もう、変な感じっ。ばらばらになりそうっ」
碧里,「和树……和树っ……!あっ、ああ!」
;◆この辺から、さらっと和树さん→和树に移行する想定で。
和树,「碧里っ。碧里ぁ──」
和树,「俺、もう限界かもしれない」
碧里,「うん! あたしも、もう、もうっ、ダメですっ。これ以上は、だめそうっ」
碧里,「あ、ああぁっ」
和树,「碧里っ。もう、もう出るっ」
碧里,「うん! うんっ。あたしも、いっちゃいそうです。あ、あ、あ」
碧里,「いっちゃうよ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
和树,「ぐ──」
碧里,「あっあっ。あぁっ!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ドピュ、ドピュピュ!!ビュルルル!!
大量の精液が、碧里の中で爆発した。
碧里,「はぁ、はぁ、あっ……く………熱い………っ」
和树,「ぅぐ………はぁ、はぁ」
……ベッドの中、裸のまま、向き合ってくっ付く。
碧里はもぞもぞと動きながら、上目遣いに俺を見た。
碧里,「なんでこうなったんでしょう」
碧里,「料理を作りにきただけのはずでしたが」
和树,「そ、そうだったな」
碧里,「……ぅぅ」
;>>嘘泣きです。
と、涙ぐむ碧里。
胸がぐさっと刺さった。
和树,「あ、碧里……。俺はもしかして、とんでもないことを」
碧里,「なんて」
ぺろっと舌を出して碧里が笑う。
碧里,「いいです。なんか、流されちゃった気もしますけど……でも」
碧里,「うれしかったですから」
和树,「!?」
さっき以上に胸が大きく跳ねる。碧里の顔を間近にして、息苦しさがこみ上げてくるようだ。
碧里,「あの……ぎゅっとしてください」
和树,「あぁ」
まだ熱をもった柔らかな碧里の身体に手をまわし、抱きしめる。
碧里,「ん……和树……好きです。ずっと……」
和树,「うん……」
……
口にするとなんだか安っぽくなりそうで、言わない。
けど、心の底から思った。
大事にしよう。
;夜
;<背景:暗転>
;<背景:廊下‐夜>
红,「咱回来了」
到了晚上,大家都回来了。
薰,「看家辛苦了」
幸子,「没发生什么?」
和树,「什么都没发生」
红,「真的?」
和树,「真的」
巡,「好像有股香味」
和树,「啊……我做了饭」
红,「兄长做饭? 这刮的什么风」
巡,「哼? 我猜是带女孩子回来了……」
和树,「那是不可能的」
和树,「呼……」
红,「(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红,「(看来咱的作战成功了。噗噗噗)」
我叫住坏笑着走向二楼的红。
和树,「先等等,红」
和树,「擅自弄乱我房间的是你吗」
红,「~~~♪」
红,「兄长的房间充斥着桃色气息,咱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是这家伙。
和树,「等等」
和树,「哪些游戏,是从哪儿弄来的?能悄悄告诉我吗」
红,「!?」
红,「(跟女朋友闹僵了,想从这上面寻求慰藉吗)」
红,「(好像做的过头了)」
巡,「……」
巡,「小红,为什么那么拼命呢」
红,「这咱可不能忍。在男校过着远离女色的清淡生活的兄长,刚转学就当上了现充!」
巡,「哼哼,这就是」
巡,「嫉妒、吗」
红,「呃!? 为为为为、为什么咱要嫉妒兄长」
巡,「当然是作为妹妹的嫉妒啦……不是因为他在你心中是理想的男性」
红,「哼,没错,就是这样。作为妹妹的嫉妒……」
红,「呃,这个年纪了,还吵着不想哥哥被人夺走!这都什么事啊。姐上,别说这么恶心的话」
巡,「是吗?」
红,「讨厌!讨厌!」
;◆日付変更
;朝
;<背景:電車内>
翌日清晨。
在酒井站,碧里一看到我,就陷入了尴尬。
碧里,「……」
和树,「……」
我也觉得有些尴尬。
和树,「那件事之后,没发生什么吧」
我小声地向她搭话。
碧里,「那、那之后是指……」
和树,「昨天、在房间里……」
碧里,「我我我我、我知道了。没事!」
和树,「是、是吗……」
碧里,「昨晚辗转难眠了一夜。不过没事,我已经身经百战了」
和树,「身经百战,这说法有点怪」
碧里,「都说了没事」
说着碧里先走了起来,
碧里,「这种事以后还会做很多次呢,那么在意细枝末节可就难熬了」
碧里轻轻嘟哝着。
和树,「呃」
碧里,「啊、呀」
碧里,「没什么!没什」
碧里,「和树不会在意吧」
和树,「当然……你刚刚」
碧里,「什么」
和树,「对我的称呼」
碧里,「嗯?」
和树,「没什么」
碧里,「……」
和树,「……」
;◆時間経過
;<背景:電車内‐夕>
与往常一样碰头,坐电车回家。
碧里,「你听我说!」
和树,「我听着」
碧里,「我被选上了,下个月的竞赛的正式运动员」
和树,「竞赛?」
碧里,「是,面向酷夏的新战力发掘大赛」
碧里,「有点像海选,今年在我们学校举行,很有来头的哦」
和树,「诶,作为正式运动员参加那场比赛吗」
碧里,「是!」
和树,「真厉害」
虽然是这么说,碧里被选上是预料之中的。
碧里的游技即使是在高年级的学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和树,「太好了」
和树,「那可不能继续像这样每天玩下去了哦」
碧里,「哼哼,别把我想的那么幼稚」
碧里,「珍惜着与学长度过的时间,效果加倍地致力于训练的作战」
和树,「作战!?」
碧里,「名为,学长训练法!」
和树,「……」
和树,「那是啥」
是因为被选上的兴奋感吗,碧里有些激动过头了。
碧里,「保持着……与和树、亲热的动力、提高训练的热情」
和树,「跟“雷公助我”什么的类似吗」
碧里,「没错没错」
碧里,「燃起来吧!唔噢噢噢噢噢噢」
和树,「唔、唔噢噢」
碧里,「唔噢噢噢噢。我要加油」
和树,「嗯、嗯」
早就隐隐约约有些察觉了。
碧里也是个。
笨蛋。
;碧里ルート11.txt
;◆暗転
;昼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女学生A,「呐呐,三枝同学」
红,「什么事」
女学生A,「园原同学她」
红,「碧里怎么啦?」
女学生B,「啊,武田同学也知道的吧?」
女学生A,「知道知道。已经传得风生水起了」
女学生B,「没错没错,风生水起。园原同学她」
女学生A&女学生B,「「恋爱了」」
红,「额额!? 碧里、恋爱!?」
女学生B,「三枝同学,你和园原同学关系最好,没察觉吗」
女学生A,「我看到她和一个帅爆了的男生走在一起呢」
女学生A,「嘛,园原同学长的那么漂亮,没有点底子,哪里配得上呀」
女学生A,「虽然我也挺看好她和三枝同学的哥哥……」
红,「姆」
红,「碧里配兄长太浪费了!」
女学生B,「怎么了,三枝同学,突然这么说」
女学生B,「嘛,确实也是。园原同学又漂亮性格又好,更好的人选数不胜数呢」
红,「姆」
红,「话不能这么说」
女学生A,「哎呀,刚刚你自己也说了吧!」
红,「是、是吗。抱歉」
;夜
;<背景:繁華街‐夜>
红,「嗯? 那是、碧里?」
碧里,「所以说,呐……!」
万里,「吵死了,别管我。回见」
碧里,「等等……!」
碧里,「……哈啊,真是的」
红,「吵风流架?」
碧里,「呜哇!红??你在这干什么」
红,「那是咱的台词,你刚刚在和一个帅哥讲话吧。那是……」
碧里,「啊啊、那是……。没什么,只是个街上的推销员」
红,「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碧里,「是吗?嘛、管他的」
红,「(为何一定要隐瞒。这、果然……)」
红,「(那就是传言中的恋爱对象!)」
红,「嚯嚯。碧里挺能干的嘛」
碧里,「呃、呃呃。什么意思?」
红,「还装,还装」
碧里,「??」
红,「不对~咱好像略微想错了」
红,「万一,碧里和兄长………哎呀,还是不要这么想」
红,「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碧里,「??到底要……」
红,「没、没什么」
红,「(咱,为什么要这么疑神疑鬼呢……)」
红,「啊哈哈,真搞不懂」
碧里,「???确实搞不懂?什么事」
;◆日付変更
;朝
;<背景:樱並木>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下个星期天,和树有时间吗」
上学时,碧里试探性地向我问到。
和树,「啊啊,没其他事」
碧里,「太好了」
和树,「??怎么了」
碧里,「就是啊就是啊。难得部团放假了」
和树,「是吗,你说过大赛快来了,这样好吗」
碧里,「还是要适当地休息一下」
碧里,「就是这样」
和树,「嗯」
;◆効果音:パンパカパーンみたいな音を重ねられたら
碧里,「约会吧!」
和树,「约会?好啊」
碧里,「太好了」
和树,「话说,我们还没正正经经出去过呢」
碧里,「就是,充其量只去过学长房间一次」
和树,「去哪儿呢」
碧里,「交给我吧,我去做一份约会流程图」
说着,碧里像男子汉一样挺起了胸脯。
和树,「不要那种流程图一样的东西好些吧?玩的开一些」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男性更喜欢流程图,女性更喜欢开放。
碧里,「那可不行,学长。这是很重要的约会,如何才能最高效率地享受,必须事先拟定好流程」
碧里,「我挺喜欢设计流程,让我做吧。」
感觉她兴奋过头了。
碧里,「因为是我约你,我一定会精炼出最好的流程的」
和树,「啊、碧里?也让我帮帮忙吧」
碧里,「啊哈哈。总之交给我吧」
和树,「那,下次出去玩的时候就用我的流程吧,碧里只要乖乖上船就好了」
碧里,「是、是。我一定对学长的流程“以身相许”」
碧里,「啊,不过大宝剑全套什么的可不行哟」
和树,「呃呃!?」
碧里,「什么呃呃!?啊。耍帅说出那些话就是为了这种企图!?」
和树,「开玩笑的」
和树,「不过,选哪家甜品店之类的小事随你吧」
碧里,「…………」
碧里,「甜品店、小事!?。这可是约会啊。行吗?」
和树,「我明白了!」
好想快点到第二次约会那天啊。
碧里,「真是」
;◆日付変更
;昼
;<背景:繁華街>
到了约好的地方,碧里已经在那里了。
和树,「哟」
碧里,「哟!」
和树,「噢噢」
碧里,「什么嘛,看到我有那么吓人吗」
正确的说法是被碧里的打扮吓到了。
和穿着私服的碧里出门真新鲜呀。
碧里仿佛没察觉到我的动摇一样,翻开了笔记本专注地看着。
碧里,「呵呵呵,可考虑了一通宵哦」
碧里,「在杂志上调查了好久」
说着碧里摊开了校用的草稿纸。当下已经不会把笔记做在笔记本上了吧。
和树,「给我看看」
碧里,「哎哟。那可不行」
伸过头去,碧里马上把笔记盖住了。
好像画了很多图表和小人物,
不是要规划约会行程吗,她到底写了什么。
碧里,「首先是看电影。学长喜欢电影吗?」
和树,「嘛、算是……」
要看情况。
碧里,「那好」
大叔,「喜欢足球吗」
碧里,「很喜欢!」
碧里,「……你哪位」
大叔,「哈哈哈」
好像被一个很可疑的大叔搭话了。
大叔,「我这里有不错的座位哟」
说着大叔朝我微笑着。
大叔,「你女朋友真可爱。挺会哄女孩子嘛」
大叔,「(小哥。看足球看得起劲了,今晚你也能当前锋Hat Trick(帽子戏法,暗指一夜三次郎)哟?)」
和树,「……」
有、有问题。
和树,「我们走吧,碧里」
碧里,「足球……」
完全被吸引住了。
和树,「大叔,您是」
大叔摘下棒球帽,哈哈哈地笑了出来。
大叔,「黄牛罢了」
和树,「现在还有黄牛党吗」
碧里,「学长喜欢足球吗」
和树,「决赛之类比较有激情的,还是会看的」
碧里,「那可不行,男孩子生下来就要梦想着有一天能生出翅膀」
和树,「你那么感兴趣的话,就去看足球吧」
碧里,「就是这样,与生俱来的」
碧里,「相传初期设定是有会踢足球这一点的,后来考虑到足球服萌不起来所以就放弃了」(明明AC娘的足球服萌惨了)
和树,「什么鬼」
和树,「嘛,算了……大叔,给我两张」
碧里,「学、学长??去看足球吗???」
和树,「因为你一副那么想去看的样子」
碧里,「约会的时候去看球赛,抱歉了」
和树,「没什么。这不是常有的吗,去给球赛当拉拉队」
碧里,「可是,和树你不怎么看球啊……」
和树,「那你就让我明白哪里有趣吧」
碧里,「……知道了。交给我吧!」
;暗転
;<背景:空>
;◆効果音:うおおおおみたいなスタジアムの歓声をのせつつ
………………
;<背景:繁華街>
碧里,「好期待,够激情的」
和树,「对啊!」
仿佛被体育场的热情所带动,碧里的脸上泛起了红潮。
碧里,「唔~~~~~」
和树,「怎么啦,碧里」
碧里突然握紧拳头念叨着。
碧里,「我想做了」
和树,「嘎」
碧里,「什么“嘎”!脸红个什么劲,你在想什么!」
和树,「哎呀,因为你说想做……也就是」
碧里,「嘎」
碧里,「才才才才、才不是。大白天的我怎么可能说那种话。你当我什么样的女孩。我指的足球。想去踢足球」
和树,「啊啊,足球吗。你一开口就是“想做”什么的」
碧里,「我的运动魂好像冒出来了,拜托了」
和树,「我倒是明白的你心情,可你突然说要踢足球什么的也没有…」
碧里,「看看,那边有足球」
和树,「噢噢,真的」
一家杂货店的门口摆满了五花八门的商品,还悬挂这一个有些泛黄的足球。
和树,「这个多少钱」
碧里,「3000块」
和树,「虾米」
和树,「只是一时兴起想要踢踢足球,这也太贵了」
碧里,「买!」
和树,「!?」
碧里,「姆呼呼,真买了呢」
和树,「你的热情到底哪儿来的」
碧里兴奋地抱着球摸来摸去
碧里,「有了这个,想踢足球的时候就能提。真不错。姆呼呼」
和树,「挺不错」
碧里,「球类运动要和朋友一起玩」
碧里,「因此,来踢足球吧!」
和树,「不了,两个人玩不起来」
和树,「去叫几个水泳部的怎么样」
碧里,「呃呃……难得的假期让她们来踢球有点说不出口」
和树,「你到底想干嘛」
碧里,「学长叫人的话,大家肯定愿意来」
和树,「大家……」
想到了几个人。
和树,「千乃倒会来,其他人可真说不定」
碧里在的话,红大概会来。
碧里,「没关系,是学长的话」
和树,「是我的话!?」
这是在鼓励我还是在给我施压。
估计是在试探我的人望。
;<背景:樱並木>
……哦哦。出乎意料,来了一大家子。
和树,「谢谢你们」
我的人望还是有回报的。
恭次郎,「我、我有点想哭了和树。这、难不成是最终幕? 惨了,早知道先整理下发型」
里沙,「园原魂淡,你个后辈竟然叫前辈出来,有什么企图」
和树,「嘴上这么说人不还是过来了,口嫌体正直」
里沙,「说什么傻话,后辈发起的挑战,我怎么能不接受,所以才过来了」
和树,「(果然还是想踢球)」
千乃,「足球?好呀好呀,我很期待」
和树,「千乃,你偷偷把足球藏起来了吧」
千乃,「额额!?在哪在哪」
和树,「在这里……」
把手伸向她的胸部伸到一半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和树,「真失礼!」
不好,跟平常一副德行了。
千乃,「咦?」
碧里,「姆……」
樱,「那样可不好。刚刚想做什么呢」
千乃,「分队玩吧」
红,「那就由提出来的兄长和碧里依次选队友吧」
和树,「行」
一同,「……」
话说回来,选谁呢?
对以后的发展没有影响,放心选吧。
但是也不要忘了保存游戏哦。
;◆チームメイトを選びます。3人選んだら終わりという感じです。
;>>選択肢:1.千乃
;>>選択肢:2.里沙
;>>選択肢:3.樱
;>>選択肢:4.夏芽
;>>選択肢:5.恭次郎
;◆千乃を選んだ場合
千乃,「好呀好呀。我们俩组成最强中场♪」
;◆里沙を選んだ場合
里沙,「OK。我明白了。要上的话就拿全国冠军吧,才不是讲梦话什么的」
太有干劲了。
;◆樱を選んだ場合
樱,「你会选小千乃的吧?待会儿会选的吧,约好了哟」
;◆夏芽を選んだ場合
夏芽,「我吗?谢谢。我从小学开始就开始踢足球了」
;◆恭次郎を選んだ場合
恭次郎,「哦哦,虽然挺让我高兴,可为什么是我?有点困扰啊」
;◆ここに合流します。
;变量意义不明
红,「原来如此,你在做人格诊断吗」
红,「你……」
红,「喜欢欧派,有时喜欢臀部的自称已满18岁的男子。身高,有人认为长得高,也有认为长得矮」
红,「怎么样!」
和树,「话倒是没说错」
樱,「比起那些,还少了个重要的角色」
和树,「重要的角色?」
夏芽,「对,没裁判」
碧里,「那,队长当裁判吧」
确实挺合适。
夏芽,「不要」
夏芽,「……」
夏芽,「我想……踢足球」
;◆効果音:ぴーっという笛の音
哔——。一声尖锐的哨声。
巡,「我也来」
老姐……。虽然给她发了邮件,但没想到她真来了。
巡,「弄虚作假绝不容赦」
巡,「Play Boll!」
碧里,「那是棒球」
和树,「你会当裁判吗?」
巡,「嘻嘻嘻,不好意思」
;◆効果音:ぴーっと笛の音
巡,「开球!」
………………
挥洒的汗水。
绽放的青春。
追逐足球的时间转瞬即逝。
;<背景:樱並木‐夕>
;◆効果音:かーかーと、カラスの鳴き声があれば。
碧里,「哎呀——,玩得真开心!」
里沙,「喂!你把我们都喊过来,要干什么」
和树,「描写足球也没什么意思,画面感不好表现」
里沙,「选项的意义呢!?」
碧里,「没事没事,寿前辈在比赛里收到了5长红牌,也不用那么失落呀,下次再努力!」
里沙,「到底有什么目的!?」
;<背景:空‐夜>
;<背景:樱並木‐夜>
和树,「今天过得很充实」
碧里,「盯……」
和树,「怎么啦,难道还想说燃起足球魂了吗」
碧里,「不是!已经踢够了」
碧里,「不是那样……」
和树,「?」
碧里,「那个、那个……」
碧里,「学长好像有点热的样子」
和树,「……」
;◆BGM変更
和树,「碧里」
忍不住把碧里抱了过来。
碧里,「啊呜」
碧里,「请抚平我的这份……燥热。呀姆,嗯……啾、啾、姆」
和树,「啾。嗯、啾」
碧里,「啊、好厉害、热热的东西、从口里流出来了……啾、啾。嗯咕、嗯咕、嗯……!」
碧里,「和树的唾液好烫,脑袋里空空的。哈嗯,啾……」
碧里,「学长好烫,要沸腾了。啾,姆。呀姆。啾」
和树,「我脑袋也晕乎乎的……乱成团了」
这是
……啪嚓。
有动静。
和树,「呃?」
;◆この辺で、里沙の驚愕している立ち絵をたたせてください。
里沙站在那里。
和树,「……」
碧里,「……」
里沙,「……」
和树,「你……还没回去吗……」
刚一起踢完足球,我还以为她肯定回去了。
里沙,「感觉你们间的气氛好像有点奇怪」
里沙,「于是装作回去,然后躲起来观察……没想到是这样……」
碧里,「啊哇啊哇啊哇」
和树,「你啊……」
里沙,「我也下了一跳,竟然看到了这种事」
和树,「那就不要看,早点回去」
里沙,「我的觉得这样不好,要是发出点声音,马上就会被发现,而且连逃跑都来不及!」
和树,「你至少遮住眼啊,别盯着这边看」
里沙,「老爸和老妈在面前做爱,就算不想看也忍不住去看啊。这也是一样的」
和树,「哪里一样」
里沙,「所以,看不下去!也想看,惊我一脸」
里沙,「话说你们俩原来是那种关系。感觉有点让人吃惊,总之吓到我了!」
和树,「呐,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
里沙,「不告诉别人?我绝对不会说的」
里沙,「即使是我也不会说出刚才那种越过底线的H台词」
里沙,「『学长的炙热传到我身上了……』咿——!只是复述一遍就让我浑身发颤」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碧里,「啊哇哇哇」
里沙,「为了妖物不横行于世,将它们封印起来是我的职责」
里沙,「妖孽,做什么是你们的自由,但你们竟然敢出来瞎人眼」
和树,「不是你故意偷看吗……」
里沙,「咿——像大人那样地接吻,真H!」
;■適度に調整
里沙逃开了。
和树,「……」
碧里,「……」
留下呆若木鸡的我和碧里。
碧里,「我们俩是笨蛋吗」
和树,「嘛……客观上来讲是这样」
碧里,「也对。不过……」
;◆BGM変調
碧里,「和树你把我当笨蛋」
和树,「!?」
和树,「碧里……!」
我再次抱住了碧里。
然后以扑倒的气势吻上了她的嘴唇。
和树,「我也是个彻底的笨蛋」
和树,「不正常」
碧里,「我才笨,所以越是害羞越想做这种事」
和树,「嗯、啾……。姆、啾、哈姆。啾、嗯、嗯」
碧里,「做这种事,真笨。啊呼,啾、嗯……啾、啾」
和树,「一定是我更笨,就算被那么说却还是想做」
碧里,「都怪我,笨到做这种事。你要对我负责」
和树,「啾啾」
碧里,「啾啾」
;◆効果音:ごそっとかすかに動く効果音
……悉索。
有人。
;◆すごい顔で、恭次郎が立っています。
和树,「……」
恭次郎,「……」
和树,「哟、哟」
恭次郎,「啊啊啊啊啊啊啊」
恭次郎,「妈妈!」
恭次郎,「我朋友现充了!」
恭次郎,「披着羊皮的现充!」
和树,「喂、喂。冷静点」
恭次郎,「奶奶!」
和树,「呐、恭次郎。这件事不要……」
恭次郎,「怎么可能会说,可以的话我想消除记忆」
恭次郎,「啊啊啊啊啊啊,朋友和学妹互相叫着对方笨蛋,做着笨蛋的事,啾啾啾。啊啊啊啊啊」
恭次郎,「爆炸吧!不行的话就爆炸吧,然后创造新的宇宙!」
恭次郎,「哎呀!哎呀!」
;◆とか言いながら、去っていく演出ができたら。
…………
和树,「没、,没事吧」
碧里,「……我们是现充」
和树,「嘛、嘛……客观上是这样」
碧里,「要我们『爆炸吧!』是为什么」
和树,「我也会这么想,站在客观的角度上」
碧里,「……」
和树,「……」
碧里,「回家吧……」
和树,「好……」
;◆日付変更
;◆夢です。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碧里,「和树」
和树,「嗯?」
碧里,「我想接吻」
和树,「呃呃!?」
和树,「在这种地方?旁边很多人啊」
碧里,「舰长!前方发现敌情」
和树,「哦、噢」
碧里,「Target.Scope.Open!」
碧里,「波动炮发射准备」
碧里,「能量限制解除」
碧里,「能量填充开始」
碧里,「嘭嘭」
碧里,「能量填充120%」
碧里,「最终保险,解除」
碧里,「波动炮,发射」
碧里,「波动、炮」
碧里,「嗯」
和树,「碧里————!!」
;◆夢終わり
和树,「哈」
……,梦、吗。
梦到和碧里接吻了。
碧里的性格变得非常奇怪。
唔嗯,实在是败了。
败给碧里……
和树,「好像嘴边有点湿润」
都睡得流口水了吗。
和树,「……」
应该是想多了……
感觉刚才有人站在床边。
和树,「鬼片吗」
;<背景:家廊下‐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哈啊、哈啊……」
红,「明明不该做这种事」
红,「但,这也没办法……哈啊、哈啊……」
红,「想和兄长……」
红,「接吻」
;◆日付変更
;朝
;<背景:学園廊下>
#textbox message,name
里沙,「噢噢,小哥,上次那件事,怎么样啦」
和树,「你没告诉别人吧?」
里沙,「没,说不出口。话说我之后还做了噩梦」
和树,「那还真抱歉」
里沙,「呃」
里沙,「呐呐。搞体育的女人特别注重场合是真的吗」
里沙,「你急的时候要不要我帮忙用杠铃榨精呀。啊?」
和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里沙似乎没告诉别人,那就好。
;<背景:教室>
和树,「早」
恭次郎,「早、早呀……」
恭次郎,「……」
和树,「什、什么意思,盯着我看」
恭次郎,「咿!没有啊,饶了我吧」
恭次郎吓坏了,好像是目击了前几天的接吻之后受到了创伤……。
恭次郎,「啊啊……笨蛋笨蛋笨蛋。全世界人都是笨蛋」
看来是受了内伤。
我能放心了吗……。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早!红」
红,「……啊,碧里」
红,「呼……」
碧里,「怎、怎么啦。一脸倦容」
红,「樱花谢了」
碧里,「嗯。嘛,都谢了好久了」
红,「……」
红,「园原碧里,你很美」
碧里,「哈?」
红,「咱……」
红,「哈啊」
碧里,「……」
;◆時間経過
;夜
;<背景:電車内‐夜>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红好像变了,你有头绪吗?」
和树,「红?」
碧里,「会叹气,一个人看着远方」
和树,「这么一说……她在家最近也是这个样子……」
碧里,「不过,我好像在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红」
和树,「看过?」
碧里,「红的举动让我有些即视感。就是……」
碧里,「突然心情大好,马上又消沉了,叹着气什么的」
碧里,「对了!」
碧里拍了下手。
碧里,「一个月前的我!」
一个月前的碧里……?
;◆日付変更
;昼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以降しばらくセピア指定だが、回想がかなり長いので通常の方がいいかも
红,「有话跟你说」
碧里,「什么,游泳?红也要进游泳部吗,那我就手把手地教你吧」
红,「那还是算了吧!由碧里指导的话,半年后咱的骨髓,脑髓,肌肉都会变得硬邦邦的」
碧里,「哈啊!?」
红,「是其它事」
碧里,「到底什么事」
红,「那个……」
;◆指を立てているのでしょうけど、あえて描写なしで。
红,「之前的那件……」
碧里,「那件?」
红,「就是那件事」
碧里,「啊、啊啊……那件事」
红,「不知道他有没有恋人」
碧里,「唔、嗯。有吧」
红,「你是怎么交上的,去告白?还是被告白?」
碧里,「呃呃呃,这么突然」
红,「咱想知道」
碧里,「什么嘛,呜呜……这个呀……被、被告白了……才发展成这样的」
红,「为什么对方会向你告白呢」
碧里,「这这这、这是因为……」
碧里,「她喜欢我」
红,「喜欢你哪里」
碧里,「哪里!?呃、呃呃」
碧里,「这……嘛……啊,这话是他说的」
红,「他说的?」
碧里,「『直、直接、而且很努力』」
红,「……」
碧里,「你都让我说了些什么!哎呀哎呀」
红,「!?」
红,「恶、恶心」
碧里,「什么恶心!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红,「抱歉,实在是太恶心了」
碧里,「别再说恶心了」
;◆変調
;■いい曲ないので、このままの曲で
碧里,「嗯哼,那,那个人呢……」
碧里,「刚开始我憧憬着他……但我认为他一定只是把只我当学妹看」
碧里,「当知道他把我当做女人看的时候,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
碧里,「真让人害羞」
红,「是、是吗。要咱先开口呀,不妙,以前太磨蹭了」
红,「但是有说这种话的机会吗」
红,「不对,我明白了,碧里也是通过各种努力换来的机会,咱也要加油」
碧里,「哼?」
碧里,「红,难道你谈恋爱了?」
红,「!?」
碧里,「果然是这样」
红,「这……」
碧里,「诶——,嚯——。红也恋爱了」
红,「哎呀哎呀」
碧里,「!?」
碧里,「恶、恶心……!」
红,「别说恶心,不过咱喜欢直白的你!」
碧里,「!?」
碧里,「哎呀哎呀」
红&碧里,「「恶心!」」
碧里,「我一针见血了,对方是谁」
红,「呜呜,这个……绝对不能说」
碧里,「(会是谁呢……难道是我认识的)」
碧里,「是我见过的人吗」
红,「嗯……很常见的」
碧里,「(不会是我们班的吧??)」
碧里,「没想过告白什么的吗」
红,「……」
红,「害怕」
红,「难道你愿意就这样放弃你们之间的关系吗」
碧里,「也对……」
红,「碧里和那个帅气的男朋友,也是从朋友开始做起的吗」
碧里,「帅气!?这么、突然。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红,「哎呀,咱不认识,听别人说的,宛如潘安再世……碧里的男朋友」
碧里,「大、大概是有点帅吧。至少、对我来说。诶嘿嘿,我都说了什么」
红,「……」
红,「言归正传」
碧里,「是」
红,「哎呀、嘛……不知道怎么办,每天都烦得要死」
碧里,「……这个呀」
碧里,「向喜欢的人传达自己的感情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哟」
红,「非常幸福……」
碧里,「具体情形请自行脑补」
;<背景:白>
和树,「我喜欢你,碧里。喜欢到无法自拔」
;<背景:教室>
碧里,「哎呀~,我不小心想了一下!啊哈哈!」
红,「怎、怎么啦」
碧里,「呃?没事!不好意思,没什么。啊哈哈」
碧里,「嗯,红的不安我也不是很懂,我不该不负责任地指指点点的……」
碧里,「但越是不安,丰收的喜悦就越大」
红,「越是不安?」
碧里,「与喜欢的人情投意合,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碧里,「但在这之前,必须跨越一些围栏」
碧里,「不努力是不行的……」
红,「碧里……」
红,「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碧里,「才没这回事!没这回事」
碧里,「多亏了红,我现在才这么幸福……」
碧里,「所以,我希望红也能获得幸福,诶嘿嘿」
红,「????」
红,「多亏了咱?获得幸福?」
红,「(咱做了什么吗)」
;◆回想、红と碧里がキスをしたシーン(109.ks)
红,「啊」
红,「啊啊!」
红,「啊啊啊啊——————!」
红,「(哈!?那不成是指那件事!)」
红,「(碧里不会还沉浸在咱跟她的那个吻里吧!?)」
红,「(但是帅气的男朋友……假面、恋人?)」
红,「那、那就好。咱也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幸福」
碧里,「为什么要拉开距离,红」
红,「啊、啊哈哈。没那回事,。咱们是朋友」
碧里,「为什么要一边说一边倒退啊!」
;<背景:暗転>
;<背景:リビング‐夜>
#textbox message,name
晚饭的时候。
和树,「咦,红还没回来?」
老爸和老妈,还有很罕见的老姐聚在餐桌旁,可是没有红的身影。
虽说她最近在练游泳,但现在都九点了。
さちこ,「回是回来了,一直闷在房间里,叫她也不下来」
薫,「在搞学习吗,小红真了不起」
さちこ,「升学后学习压力变大了吧」
巡,「和树君教教她怎么样?」
和树,「老姐学习成绩比我好吧」
巡,「我不擅长教人」
和树,「嘛……也是」
和树,「那我去看看」
;<背景:廊下‐夜>
和树,「喂,你不吃晚饭吗」
一进红的房间
红,「哇!突突突、突然闯进女士的房间,真无礼!」
书桌旁的红吓得站了起来。
和树,「你不也随便出入我的房间拿漫画么」
红,「那是在兄长睡着的时候进去的」
和树,「更恶劣了」
和树,「你在慌张什么,在自慰吗」
红,「瞎说什么!怎么可能呀」
和树,「脸这么红,难道真是……」
红,「都说了不是,咱在搞学习」
和树,「那我教你……」
红,「不需要」
;◆効果音:バタン
不留余地地关上了门。
余光瞟到的桌子上,好像摆着笔记本之类的东西。
果然是在学习吗。
那问我些问题也没什么呀。
;◆日付変更
;<背景:電車内‐夜>
和树,「红现在在班上怎么样?」
碧里,「怎么样?」
和树,「在家里有点奇怪」
碧里,「……」
和树,「你有什么头绪吗?」
碧里,「……你去和她谈谈比较好吧」
碧里,「但我估计她不会说出她的对象,毕竟连我都没告诉呢」
和树,「什么,对象。和谁?干什么?碧里!怎么回事」
碧里,「冷静点」
碧里,「我们慢慢说」
……
;◆効果音:ガーンみたいな音
和树,「红谈恋爱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碧里,「找不到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情感的契机,现在很踌躇的样子。更不要说表白了」
碧里,「红不怎么适应和男孩子聊天呢」
碧里,「拥有自信是十分重要的」
和树,「自信?」
碧里,「红辣么可爱,其实很在意自己的措辞不像个女孩子吧」
和树,「原来如此」
和树,「作为最接近她的男性……哥哥。只要支持她让她拥有属于女性的自信就好了吧」
碧里,「没错,拜托了」
和树,「……」
我恳切地看着碧里,不是作为恋人,而是哥哥。
和树,「呐,红的事情,受你照顾了,谢谢」
碧里,「呃。突、突然这么郑重」
和树,「因为是作为哥哥。红是个奇怪的家伙,以前就没什么朋友,能碰到像你这样挚友真是太好了」
碧里,「挚友……。我不知道红怎么想的」
碧里,「……我虽然有挺多朋友的,但红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碧里,「我不想向她隐瞒任何事情」
碧里,「一发生什么事情,总会和她吵吵闹闹地讨论,然后关系就越来越好」
和树,「也是啊。作为哥哥,我希望你和红的关系能继续保持下去」
碧里,「是」
……摸。
和树,「咿!」
碧里,「怎、怎么啦。学长」
和树,「……为什么」
我战栗着回头望了望。
碧里,「怎么?」
和树,「屁股被人摸了」
碧里,「为、为什么!」
和树,「所以我也问了为什么啊!」
我慌慌张张地环顾着有些拥挤的电车车厢。
我和碧里站在靠窗的地方,我的屁股对着有座位的那边,是谁在摸我?
看着满脸倦容的乘客们。
和树,「我好像被这电车里的某位盯上了……」
碧里,「别说那么吓人的话」
真的很吓人呀。
和树,「碧里在电车里被人摸过吗」
有过的话让人有些不爽,但估计还是有的吧。
碧里,「嗯,没有哦,我警惕性比较高」
和树,「筋肉硬邦邦的,谁会摸啊」
碧里,「姆,怎么可以这样说。学长,你不是很清楚的吗……我柔软的部分」
和树,「谁知道呢」
碧里,「那……好吧,这怎么样」
碧里抓着我的手伸向了她的胸部。
和树,「おお」
薄い布地を通して、ふわりと柔らかな感触が掌に伝わってくる。
ぐにぐに。と、つい指に力を込めてしまう。
碧里,「(ひゃう!)」
碧里,「確認するために、ちょっと触るだけですよ。なに、揉んでいるんですか」
ぐにぐに。
碧里,「ひゃう。ちょ、ちょっと、いつまでやってるんですか」
和树,「なんか、高まってきて」
碧里,「こんなところで高まらないでください!」
碧里,「ふ、あ……ちょ、和树っ」
そっと、スカートの中に手を突っ込み、ショーツをずらす。
碧里,「……ん、ふぅ……あ、ぅぅ……」
碧里,「おまわ里沙ん、ここに変質者がいますよー」
;>>小声で
和树,「それは電車の中で、こんなにぐしょぐしょにしている、碧里だろ」
碧里,「これは、しょうがないもん。和树が、あんなにするから。あ、ううううう」
碧里,「おまわ里沙ん、ここにおさわ里沙んがいますよー」
和树,「これは……なんか、止まらなくなってしまう」
さわさわと、スカートの下から、むっちりとお尻を包んだすべすべのショーツに手を這わせる。
碧里,「ん、あ……っ」
碧里,「な、なんか鼻息荒いですよ。この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に、興奮してたり……します?」
和树,「それは、碧里じゃないのか。電車で触られるという状況に、どきどきしてるんだろ」
碧里,「ばば、馬鹿言わないでください。何を言ってるんですか」
和树,「でもこんなに」
すっと、お尻を撫でていた手を、下腹部へと回す。ショーツはかすかに、しっとりと濡れていた。
碧里,「ひゃぁ……っ。そ、そこは」
和树,「濡れてるじゃないか」
碧里,「だ、だって……」
我慢出来なくなって、指を下着の中に食い込ませる。
ぬりぬり。碧里のほっこりとした秘部は、さらに蜜をしたたらせて潤んでいく。
碧里,「あ、あ……ぅ、ぁ……」
ぬりぬり。
碧里,「ちょ、いつまで、やってるんですか。ん、あああ。誰かに見られたら、どうするんですか」
和树,「大丈夫みたいだぞ」
先程まで込んでいた車内は、大きな駅で大勢降りていったせいか、がらがらになっていた。
人目につきそうならすぐに止めようと思っていたけど……
駅に停まる度に、乗客は少なくなっていく。先程に比べると、ずいぶんとがらんとしていた。
碧里,「はぁ、はぁ……や、んん。だめぇ」
車内には、酔いつぶれて眠りこけているサラリーマン。ゲームに熱中しているOL。話し込んでいる女子グループといった面子で、こちらに気付く様子はない。
このまま、ばれないのかな……。
ビデオや漫画で、電車の中でしてしまう……とい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を見たときに、
あんなことが出来るわけがないと思っていたけど、もしかして可能なんだろうか。
好奇心と、欲情がどんどん湧いてきてしまう。
碧里,「はぁ、はぁ……。ダメなのに、ダメなのに。あたし、なんか頭がぼーっとして」
和树,「はぁ、はあ……っ。碧里。俺、もう、我慢できないかも」
チャックを下ろし、ギチギチにそそりだったペニスを外に出す。
ぎちぎちに硬直したいちもつが、飛び出して、碧里の白い尻をはじいた。
碧里,「ひゃぁ……っ。あ、熱いっ。なんで電車の中で、こんなことになってるんですか」
和树,「それはお互い様だろ。碧里のここだって」
ぬりぬりと、蜜をしたたらせた秘部を指でなぞる。
碧里,「あ、ふぁ!」
碧里,「やぁ。だめ、ですって。こんなところで。あうう」
ダメと言いつつ、碧里はお尻を、せつなそうにこすりつけてくる。
碧里,「あついよ。和树のが、すごく熱くなってる、こんな時に。変態……」
和树,「碧里だって、こんなに濡らして、変態じゃないか」
碧里,「はぁ、はぁ……。だって、先輩があんな風にするから……」
和树,「碧里、俺、もう……いれて、いいか?」
碧里,「……うう」
しばらく、俯いて考えていたが……
こくりと、碧里はうなずいた。
碧里,「もう、お任せします」
和树,「じゃぁ」
和树,「声、あまり出さないようにな」
碧里,「知りませんよ。出るときは出ますから。そのときは逮捕されてください」
和树,「二人ともな」
ずちゅ……じゅちゅ……ずちゅ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
ペニスが膣内に挿入され、碧里が押し殺したあえぎをあげる。
和树,「ふぁ」
緊張感で張り詰めていた身体に、熱い快感が鮮烈に走る。
和树,「うあ……っ」
たまらず俺は身震いする。
和树,「じゃぁ、動くな」
碧里,「うんっ。動いてください。あたしの中で、動いて」
ず、ちゅ。ずちゅ。
碧里,「あ、ふぅっ。あ……っ。や、はぁ」
碧里,「前と、なんか違う。入ってくる感じっ。和树が、入ってくるよっ」
碧里,「や、んっ。あ、これ……っ。前より、全然違う感じで、気持ち、いいよぉ……っ」
和树,「はぁ、はぁ……はぁっ」
碧里,「でも、あ、あ、あ。すごいよぉ」
碧里,「あ、あ、あっ。こんなの、すごいっ。すごすぎて、変に、なっちゃいそうです」
碧里,「あ、あ、やぁ……っ」
和树,「はぁ、はぁ。碧里、碧里っ」
いろんな角度から、碧里の中を、先端でこすりあげ、刺激する。
碧里,「ふ、あっ。ん、んっ。そこ、だめっ。こすられると、ふぁっ。なんか、びりびりってする」
碧里,「やぁっ。あ、だめぇ。熱いの、ぐりぐ里沙れて! あ、あ、あっ」
碧里,「ふっ。気持ち良くて、せつなくてっ。もっと、いっぱい、ぐりぐり、して欲しくなっちゃいますっ」
和树,「どの辺を?」
碧里,「お、奥まで、欲しいですっ」
碧里,「あ、んっ。あ、あ、あ。もっと、もっと、奥まで、お願いしますっ。あ、あ、あ」
和树,「分かった」
腰に力を入れ、深く腰を突き出す。
碧里,「んっ、ふ、あ! 和树のが、奥まで当たってるよっ。こつんこつんってっ。あ、あっ」
碧里,「だめっ。なんか、もう、身体がばらばらになりそうだよぉ」
碧里,「あ、あ、あっ。いっちゃう、いっちゃう。いっちゃいそうっ」
目の前を、対向電車が通り過ぎていく。
隣りの線路を走る電車とすれ違い、ガタガタと音が響く。
和树,「今なら、声出しても大丈夫かも」
碧里,「うんっ。あ、あ、あ。もう、声出しちゃうっ」
;◆効果音:ガタガタガガタと鳴る。
碧里,「あんっ、あ、んく、ふはぁ!あぁん!」
碧里,「あ、や、ら、らめぇ、んんはっ、あ、あ、あ、あぁぁあ」
碧里,「う、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
碧里,「ちょっと……イッちゃった……んく」
碧里,「はぁ、はぁ……はぁ……はぁ……っ」
碧里,「あうあう。あたしは変態に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こんなところで……」
和树,「こんな、ところ?」
碧里,「和树と出会った神聖な電車を汚してしまうなんて」
和树,「え……」
思わず、腰を止めて碧里を窺う。
和树,「そんなに、電車に思い入れを持っていたなんて。そうと知らず、俺……」
碧里,「なんて」
と、ちょっと笑いを含んだ声。
和树,「じょ、冗談か。どきっとしたじゃないか」
お返しとばかりに、ずんと、腰を突き出した。
碧里,「うあっ」
碧里,「や、ぁ。思い入れとかおいておいても、公共の場ですよっ。他の人とかに見られたら……っ、あ、あ」
碧里,「あ、あ、あ、あ、あ」
碧里,「公共の、場……なのに。猥褻物、陳列、罪が適用されちゃうよぉ。あ、あああ」
碧里,「はぁ、はぁ。逮捕、されちゃうよぉ。んん!!」
碧里,「はぁ、はぁ。あたし、こんなところで……また、いっちゃいそうです。ダメなのにっ。こんなところで! あ、んん!」
和树,「はぁ、はぁ……っ。うんっ。俺も、もういっちゃいそう」
碧里,「はいっ。和树も、最後まで気持ちよくなってください。あたしだけ、こんなところでいっちゃうのは、ダメです」
和树,「分かった。はぁ、はぁ。あ、ぐぅ」
和树,「もう、もういき、そうだ。あ、あ、あ! いくっ。いくぅ」
碧里,「はい、あたしも、いく、いく、いっちゃいそうっ。あ、あ、あ!」
和树,「うぁ……っ。あ、ぐぅっ。んん!」
熱い感覚が下腹部をおりていく。
ぐちゅっと、ペニスを引き抜く。腹に向かって、迸りを放出した。
碧里,「あ、あ、あ! 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ビュル!ビュルルルルル!!!
碧里,「……あっ……あ………あ……」
ビクンビクンと、痙攣する碧里。
碧里,「あ、熱い………っ」
;<背景:空‐夜>
碧里,「……呐」
用手帕细心地处理着肚子附近的碧里,脸色有些阴郁。
碧里,「结果坐到终点站了」
和树,「头疼了」
碧里,「都怪谁呀」
和树,「还有车,等下一趟吧」
碧里,「不要,现在的和树肯定会在电车上动手动脚」
和树,「那怎么办」
哈!
……商业街旁都是闪烁着霓虹灯的建筑。
难道就这样……
碧里,「跑回去吧」
和树,「呃呃!?」
和树,「有蛮远呢」
碧里,「我们不是一起慢跑过吗,我很期待」
和树,「跑到家还好,但跑到酒井站那得跑多久呀」
和树,「而且那之后惨得不行」
碧里,「也是啊」
碧里,「我和和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后,第二天心情很不好受」
和树,「……」
和树,「听不懂你的意思」
碧里,「就是心疼呀! 其实不疼,我只是想说说」
和树,「那句话能用在这里么」
碧里,「诶嘿嘿,我想说一遍试试」
碧里,「那开始跑吧」
和树,「真跑吗!?」
和树,「你知道吗,碧里,有人说射一次精相当于跑一次马拉松哦……」
碧里,「才不知道,那种事不可能,不要小看马拉松了」
碧里,「所以,跑吧!」
和树,「咿————」
碧里,「呼哦——,呼哦——。和树,呼哦——」
和树,「呼哦——……」
碧里,「呼哦——!」
不知为何碧里很高兴。
;暗転
;<背景:リビング‐夜>
和树,「我回来了」
さちこ,「啊,总算回来了,我们已经吃完了」
和树,「抱歉抱歉,我马上就吃」
红,「姆咕姆咕,母上,今天的菜炖的真好」
さちこ,「诶呵呵,谢谢」
和树,「……盯」
红,「姆咕姆咕」
这不像是个陷入恋爱的烦恼中的样子呀。
总而言之,我必须给她打点气。
作为兄长!
红,「嗯? 什、什么事、兄长。一直盯着咱」
和树,「红,你……」
红,「是?」
和树,「是红、吗?」
红,「怎、怎么啦。当然是咱啦」
和树,「……是吗」
和树,「我以为我看到女神了,没想到是红」
……
红,「哈……?」
和树,「耀眼」
和树,「太过耀眼了,请不要看着我」
红,「咱没秃顶吧」
和树,「不是那个意思」
和树,「浑身散发着美女的气质」
红,「……」
;>>少し、引き気味の红。
这样就有自信了吧。
加油、红!
;暗転
;<背景:家廊下‐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
红,「被……」
红,「被说是女神了哎!」
#textbox message,name
;碧里线12.txt
;◆日付変更
;<背景:廊下>
和树,「呼呼呼~嗯」
在盥洗室的镜子前,做着出门前的准备。
和树,「这个角度稍微有点不顺眼啊,把刘海放下来」
巡,「约会喵」
和树,「嘎呀」
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站在了背后。
巡,「打得真火呀,和年上的OL。打情骂俏地去远足吗?」
和树,「不是的」
巡,「不是的的话,那就是跟其他人有约喵」
和树,「呜咕咕」
瞒不住老姐。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啥、约会??」
红,「嘛、哥哥也这个年纪了,总会有一两个女朋友」
红,「但是……跟哪个家伙啊?」
红,「无法想象。大概是咱完全不认识的人吧」
红,「也许未必在交往……」
红,「但是今天、谁都有告白的可能」
红,「变成那样的话……变成那样的话……」
红,「咱………」
;◆ここでBGM停止
红,「不要啊」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好、出门。
红,「啊、兄长」
……嗯? 刚要出玄关的时候、被红叫住了。
和树,「喂。怎么了」
红,「……」
和树,「红?」
好像有话要说,却一个劲地站在那里。或许是我的意识过剩,她的脸上有些红潮。
红,「那个……」
红,「请不要走」
和树,「诶!?」
和树,「为什么」
红,「啊、头……好痛啊。要裂开了」
和树,「什么!怎么啦」
红,「好、好像是感冒了」
和树,「你刚刚不是还很有精神地吃着早饭吗」
红,「或许就是刚才吃过的早餐里……」
和树,「我怎么没事」
红,「呜呜」
和树,「……………………」
真头疼,今天老妈他们出去了,姐姐刚才也出门了。
叫住我是想让我照料她吗。
没办法,这种情况碧里也能理解吧。
和树,「我知道了」
红,「诶」
红感到出乎意料似的睁大了眼。
红,「爽约好吗?」
和树,「不是你让我不出去的嘛」
红,「……对不起」
和树,「好啦,安静地躺到被窝里去。有想要的东西吗」
红,「……」
红,「想要你待在咱身边」
和树,「……」
我有点不知所措。
和树,「哦,哦」
;<背景:空>
…………
红执拗地要睡到我房间里,我没办法只好从了
很奇妙地产生了一股怀念之情。
虽然看护发烧的红是老妈的职责,
但像这样待在红的身边,换换毛巾,量量体温这些事我也做过几次。
红,「嗯……」
和树,「醒了吗?」
红,「一直醒着,睡不着」
红,「兄长……你」
和树,「嗯?」
红,「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回来,感觉怎么样」
和树,「怎么样呀,有点怀念」
红,「和以前一样吗」
和树,「和以前一样?」
……不是这样吧。
我和红多多少少都长大了一点,应该不能说和以前相同。
红,「有没有对长大了的咱动心呀?」
和树,「哈啊?」
红,「就,就是,漫画里经常出现的……久别重逢的妹妹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让主人公很困扰之类的」
和树,「瞎说啥呢」
和树,「嘛……」
回老家,生活一段时间……
和树,「有点」
和树,「大概有点动心」
红,「……」
红,「咱」
和树,「嗯?」
红,「咱、心里怦怦的跳个不停」
红,「扑通扑通直跳」
和树,「呃」
红,「诶嘿嘿」
红,「好像真的感冒了,脑子里乱糟糟的」
和树,「哦,脸越来越红了,不要紧吧」
红,「啊、啊哈、啊哈哈……」
红,「咱都说了什么」
和树,「好好睡」
红,「嗯」
……
不久,红安静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她的状态有些奇怪。
这种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
看了看红安详的睡脸,我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背景:白>
;<背景:学校廊下>
;◆ここから红の夢になります。少し白く紗をかけられる演出が出来たら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BGMでそれっぽくできさえしたらいいのかなと。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学长!」
和树,「怎么,三枝。有事吗」
红,「没什么。看到了所以打声招呼。没事不能跟你打招呼吗?」
和树,「那倒行……可你」
红,「怎么啦,一直盯着咱的脸,坠入爱河?」
和树,「犯傻吗。你得改改你那说话方式」
红,「改什么」
和树,「再不像个普通女孩子的话,交不到男朋友哦」
红,「原来如此。学长喜欢普通的女孩子」
和树,「不是就我而言,而是就一般人而言」
和树,「我倒是普不普通都无所谓……语气什么的怎样都好」
红,「那么就这样就好!」
和树,「是吗。那随你」
红,「诶嘿嘿」
;◆ここまでで夢は終わりです。
;■↓白枠のトランス変化が、正常機能していない。余裕があれば対応する
#textbox message,name
红,「嗯……」
睡着的红醒了过来。
和树,「身体怎么样?」
红,「学长……」
和树,「哈?」
红,「啊……不是」
红有点害羞,
红,「梦到了后续」
和树,「后续?」
红,「曾在电车里做了个梦,就是那个梦的后续」
红,「咱和兄长成了陌路人,在学校以后辈和前辈的关系生活着」
和树,「挺有趣的」
红,「嗯」
红,「不知什么时候,咱开始以羡慕的眼光看碧里了」
和树,「羡慕?」
红,「没、没什么!」
红把脸藏到了被子里。
看见这样的红……尘封的记忆忽然被唤醒。
和树,「想起来了」
红,「诶?」
和树,「曾经说过我和红接吻这件事吧,我想起是在什么时候了」
和树,「我感冒的时候,红亲了我」
红,「啊」
红,「说起来……那种事……」
;<CG:ラフ红過去>
;◆回想
红,「兄长,感冒怎么样了」
;>>10年前くらい想定で
和树,「嗯——很难受」
红,「只要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感冒就好了」
红,「那么难受的话,传染给咱吧」
和树,「比说傻话……这种事」
红,「兄长难受,咱也跟着难受,让咱分担一半就好」
红,「所以……」
和树,「呃」
红,「嗯……」
……
;◆回想終わり
……有点被美化了吧。现在想起来,有够矫情的。
嘛,小孩子,再加上感冒时很虚弱,所以才会做出奇怪的事。
那时的红、真是勇敢啊。
红,「嗯,想起来了」
红,「那么……相应的」
红,「兄长……」
红,「吻咱……」
和树,「……诶?」
认、认真的?
红,「……」
因为虚弱吗,这么过分地撒娇
只是接吻的话,也没什么不好。
红,「……」
和树,「什……」
和树,「什么鬼」
红,「诶嘿嘿」
我心里有什么在抗拒这件事。
红,「脸红得像是发烧了一样呢」
和树,「真的??」
红,「没没、没什么! 话说,咱想吃桃缶」
和树,「桃缶吗……家里没存货了」
和树,「一罐够了吗」
红,「怎么可能,那是要恢复到什么程度!」
和树,「开玩笑的,我去买」
红,「唔、唔嗯……」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咱到底是怎么了」
红,「……」
红,「这份感情……」
红,「如果喜欢的感情也能分给对方的话,那该多好呀」
红,「……哎呀哎呀」
;>>嘟囔着请求。
;◆日付変更
;<背景:教室>
红,「哈啊……」
碧里,「叹了好大一口气呀,红!」
红,「啊啊、碧里」
碧里,「还在为恋爱苦恼吗?」
红,「呜呜……。已经完全不明白哪儿跟哪儿了」
红,「咱这样下去咱会坏掉的。一定是因为春天的气息造成的」
碧里,「为什么会这么想」
红,「要是说出来你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碧里,「是吗??」
碧里,「(难以启齿的对象,莫非是老师……)」
红,「但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碧里,「诶?」
红,「咱试着加把力」
碧里,「哦哦」
红,「不过,大概不行」
碧里,「不会的!」
红,「不,这对咱来说很棘手」
红,「但是,让对方明白咱的感情,感觉也不错」
红,「咱想从这里开始」
红,「感觉要加油了」
碧里,「红……」
碧里,「嗯,加油」
红,「其实啊已经在加油了……」
碧里,「诶。怎么说?」
红,「没 没什么……」
碧里,「???」
;<背景:暗転>
;<背景:家外観‐夜>
;<背景:リビング‐夜>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我开动啦」
跟往常一样的晚饭……可是少了个人。
老姐待在房间里闭门不出是常有的事,一到吃饭的时候最先跑出来的……
和树,「红呢?」
幸子,「那个,从学校里回来之后,就一直窝在房间里没出来」
和树,「又这样」
幸子,「果然是学习太紧张了吗」
薰,「竞选班长,开始学游泳,好像很努力呢」
幸子,「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废寝忘食呀」
爸妈都很担心的样子。
红虽然是个任性的家伙,但从没有在这方面让父母困扰过。
薰,「和君,待会儿能去看看她吗」
和树,「嗯……」
;<背景:家廊下‐夜>
爸妈他们很担心,但我觉得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是常有的事。
能自己思量一番最好……
尽管如此,要说我一点也不好奇的话,那是假的。
;◆効果音:とんとん
敲门没有反应。
打开门往里窥视。
和树,「红、你在干什么呀」
红,「Zzz……Zzz……」
;>>听到睡眠中的呼吸声
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应该是在学习吧,桌子上摊着笔记本和信纸一样的东西。
红,「Zzz……Zzz……」
和树,「……」
再看下去不太好,我悄悄的关上了门。
;◆日付変更
;<背景:リビング>
和树,「早安」
幸子,「还是那么早呢」
幸子,「今天小红比和树出去得更早呢」
和树,「呃呃」
对于不擅于早起的红来说真少见啊。
有段时间说要调查我早起的原因所以早起,不过马上就放弃了。
也可能是因为昨晚睡得早。
薰,「和君不错,我们家早起的风气挺好」
薰,「还有一个人也能健康的早起就好了」
说着,父亲看向了天花板。
老姐的我行我素是不会转变的吧。
但是红突然早起是为了什么。
我是为了。
能跟碧里乘坐同一辆电车,才努力地早起。
红和谁谈恋爱了吗。
果然是那么回事吗,为了见那家伙而早起。
;<背景:空>
现在,红应该已经坐上了电车。
那时我的那份动心的感觉,红也感受到了吧。
那个红……
作为哥哥,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可能没有必要知道妹妹那样的一面。
碧里说她试着鼓励过她,而我……却做不到一个当哥哥的该做的事。
只是在袖手旁观。
我要为红做点什么。
;<背景:暗転>
;<背景:廊下>
到了学校,在出入口换鞋时,我的身体僵直了一分钟。
我的鞋柜里有一封粉色的信筒。
封口处是一个可爱的爱心。
和树,「这个是」
情情情、情书!?
和树,「……!」
旁边的人像是在看犯人一样看着我。
和树,「怎怎怎、怎么办」
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老套的东西。
如果是一个月前我肯定欣喜若狂……
要告诉碧里吗。
不论是谁,只能拒绝了。
感觉有点不好……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早上好。哎呀??」
碧里,「怎、怎么了红。趴在桌子上。不舒服吗」
红,「唔~~~~。肚子疼」
碧里,「难道说,向他告白了吗?」
红,「……」
红,「不是的。不过接近了……」
碧里,「接近了???」
红,「呜~~~…………」
碧里,「我说……到底是谁,红喜欢的那个人」
红,「呜呜」
碧里,「不想说的话也行……不过这样很让人担心,说出来我也能帮你」
红,「说了的话你一定会笑咱」
碧里,「笑?为什么啊」
红,「何止是嘲笑,都会到变态,性欲倒错的地步,甚至是讨厌咱」
;>>倒过来读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怎么会呢,不论喜欢谁,喜欢的这份心情是没有错的」
红,「是吗」
红,「那……」
红,「碧里说的话,那咱也说」
碧里,「我!?」
红,「你到底是在跟哪个家伙交往,差不多该告诉咱了吧」
碧里,「嗯……」
碧里,「我说的话,红也会说?」
红,「说♪说♪所以告诉咱吧」
碧里,「那你只是听听哦,要是传出去了可别说跟你没关系」
红,「开玩笑。咱发誓」
碧里,「那……说了啊,你大概会吓一跳」
红,「难道是咱认识的人吗」
碧里,「也许会生气」
红,「生气??根据恋爱对象,的确有可能会惹碧里生气」
碧里,「那、那个啊。交往的对象是……」
……
红,「……」
红,「诶」
碧里,「吓了一跳吧」
红,「……」
碧里,「红?」
红,「别人说……碧里的对象是……」
红,「帅哥」
碧里,「是的」
红,「哪里帅了!」
;◆文字大きく、激しい突っ込みをしたような演出ができたら
碧里,「对我来说是帅哥哟」
红,「原来如此。情人眼里出西施」
红,「真是吃惊啊……」
碧里,「抱歉,一直瞒着你,让你受到了打击」
红,「不……这样挺好……哈、哈哈」
男老师,「三枝。稍微打扰一下。只剩你没交进路调查表,已经在整合了,赶紧完成交到这里登记」
红,「!?啊啊,静候片刻」
男老师,「|“静候片刻”?稍等一下吧」
红,「啊哈哈。抱歉,失礼了。谢谢你的宽容」
碧里,「啊,嗯」
红,「喏、碧里」
碧里,「嗯?」
红,「我们………」
碧里,「……呃」
红,「……………嗯、算朋友……吗?」
碧里,「当然!」
红,「太好了」
………………
碧里,「咦!?」
碧里,「啊啊啊!到头来还是没套出红喜欢的人是谁啊!」
;<背景:空>
;<背景:空‐夕>
;<背景:教室‐夕>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不在啊……」
指定的图书馆旁边的空教室。
到点了也没有人要来的迹象。
……
………………
………………………………
结果,再怎么等信的主人也没有来。
可能是恶作剧。
但是为什么……我有一种亏欠了那妹子的感觉。
被叫出去空等一场的是我啊。
可我为什么不可思议地、胸口莫名的痛。
……
回去了。
和树,「哟。久等了」
碧里,「有什么事情吗」
和树,「其实我,收到了封信」
碧里,「信?情书吗??」
和树,「是、是的」
碧里,「诶——……」
何谈震惊,她倒是饶有兴趣地眨着眼睛。
和树,「你怎么不吃惊啊」
碧里,「下了一跳哦。但是,学长的话,经常收到吧」
和树,「不不不,这是人生的第一次」
碧里,「原来是这样,真意外」
和树,「碧里可是日均一封的语气呢」
碧里,「日均一封倒是夸张了。嘛……入学后倒是有几个人送」
和树,「几个人!?」
太厉害了。而且从这个语气看来,入学前就经常收到情书了。
碧里,「红也经常收到哦,一边说着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还要被人叫出去」
和树,「虾米!?」
有这回事?!那家伙,可从没告诉过我。
想告诉我却害羞吗。
碧里,「红,今天有点……嗯?」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効果音:バイブ音
碧里,「啊、短信。红发来的」
和树,「红?」
碧里,「不准看」
碧里,「……咦,好长」
来自红的短信,『致亲爱的朋友。圆原碧里』
来自红的短信,『直接说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在短信里说明』
来自红的短信,『咱好像明白了』
来自红的短信,『为什么,咱会在意碧里的事情,还会和你拌嘴』
来自红的短信,『因为咱羡慕你』
来自红的短信,『羡慕在水中如鱼得水的碧里』
来自红的短信,『羡慕沉浸在爱河中的碧里』
来自红的短信,『因为碧里是上帝眷顾的孩子』
来自红的短信,『长得漂亮,运动神经又好。好事都让你占了,咱很羡慕』
来自红的短信,『但咱搞错了什么。碧里一定也已自己的方式努力过』
来自红的短信,『对水的恐惧,以及否定恋爱的的恐惧』
来自红的短信,『只有跨过这些难关,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来自红的短信,『所以,不奋斗,是不行的』
来自红的短信,『即使咱这么没用』
来自红的短信,『你还是听咱讲了这么多,谢谢你』
来自红的短信,『这些事,咱一定,只对碧里才能说出来』
来自红的短信,『谢谢』
碧里,「红……」
和树,「红、怎么了?」
碧里,「秘密」
和树,「???」
;<背景:繁華街‐夕>
#textbox message1,name1
红,「……」
红,「谢谢你……碧里」
红,「对不起了」
;<背景:空‐夕>
;<背景:家外観‐夕>
;<背景:家廊下‐夕>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我回来了」
幸子,「啊啊,你回来了!」
……?
老妈在客厅里坐立不安。
幸子,「呐呐,小红今天在学校里有发生什么吗?」
和树,「红?我……不知道」
和树,「话说,她还没回来吗。难道发生了什么」
幸子,「那可说不定……」
和树,「什、什么!」
难道,失踪了??
幸子,「那个呀,小红说她,不回家了」
幸子,「突然打电话回来,说要在哥哥的店里住着,打一段时间工」
和树,「住??什么情况」
幸子,「不知道,哥哥倒是说了交给他就行,可这也太突然了,真让我困惑」
和树,「在店长那里打工加住宿吗」
和树,「嗯,从这个春天开始,参加班长竞选,练习游泳什么的积极地做了很多事……」
这也是其中一环吧。
但好像哪里不对。
;碧里线13.txt
;朝
;<背景:空>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前往『Larme』。
我必须去确认,红是为了什么而离开家。
;◆効果音:カウベル
和树,「红!」
红,「欢迎光临」
和树,「你为什么突然搬出去」
红,「您要点什么呢」
和树,「外宿打工,吓了我一跳」
红,「您要点什么呢!!」
和树,「热、热咖啡」
;◆時間経過
和树,「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红,「想体验一下社会生活」
和树,「体验社会的话普通的打工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外宿」
红,「反正是体验社会,不如彻底一点」
红,「比如考驾照,合宿的话要快得多。不是吗」
和树,「那你打算待多久,三天,四天?」
红,「你考驾照只要三四天吗。兄长,现在不是担心我的时候吧」
和树,「此话怎讲」
红,「……你和碧里在交往吧」
和树,「呃呃!?啊…啊啊…你怎么知道的」
红,「…………啊,看兄长和碧里的样子,就知道」
和树,「是吗」
和树,「一直瞒着你,抱歉」
红,「这没什么」
红,「咱的朋友竟然在和咱的兄长交往,二十一世纪最震撼的事」
红,「作为朋友,咱想确认你对她是不是真心的,说,你喜欢碧里哪里」
和树,「这个……」
和树,「率真,乐于奋斗……吧」
和树,「我喜欢她这一点」
红,「……」
红,「是吗」
和树,「……」
红,「恶心」
和树,「啊啊!?」
红,「……咱竟然会从兄长口中听到“喜欢”这个词」
红,「都一周了,恶心又可爱」
和树,「可爱吗!」
红,「……」
红,「兄长,请不要再来这家店了」
和树,「呃……」
和树,「别再来了,什么意思」
红,「咱想自立,兄长来的话就没意义了」
和树,「所以说,为什么要这样字」
红,「别来了」
红,「求你了」
不知为什么,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痛苦。
和树,「红?」
;◆時間経過
;<背景:繁華街>
心里有些动摇的我一边发愣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
;◆効果音:ドン
咚,突然有人撞了过来。
歇斯底里的女生,「对不起,请救救我」
和树,「呃呃!?」
少女紧紧抓住我……好强的即视感。
大哥,「喂,大姐,把比别人的裤子给弄脏了,你还想跑」
还有这充满即视感的二人组……。
我看着少女和二人。
歇斯底里的女生,「我把冰淇淋弄在了那个人裤子上」
和树,「又,又是这出,莫非你是故意的?」
歇斯底里的女生,「我想要是做相同的事情的话,说不定能见一面」
和树,「我?」
歇斯底里的女生,「不是」
歇斯底里的女生,「呜呜。是男人的话,就应该说“请我吃冰淇淋……多谢了!!”」
大哥,「说你妹。小姐你把冰淇淋弄在了我这条少说也得值一百万的裤子上,你打算怎么办!」
小弟,「咦,大哥,那条不是地摊货吗……」
大哥,「闭嘴」
和树,「嘛嘛,别冲动」
即视感爆表的争论……
大哥,「怎么小哥。没你的事还想插一脚?你是律师,还是警察?」
;◆効果音:ドガ
眼神凶恶的少年,「碍事」
小个子男人,「你,谁啊」
凶神恶煞的混混们一回头……
眼神凶恶的少年,「……」
小弟&大哥,「「咿————」」
看到站在那里的少年,吓得跳了起来。
逃命似的跑开了。
眼神凶恶的少年,「……哼」
歇斯底里的女生,「真能遇见!吓死我了」
和树,「我也要被吓死了」
歇斯底里的女生,「那个、我……。上次没跟你道谢……怎么说呢。……扭捏」
他瞪着拼命说着什么的女生……的旁边的我,然后拉长了脸。
眼神凶恶的少年,「你……!」
哦哦?
怎么回事,和以往的冷酷截然不同,他愤怒地盯着我。
眼神凶恶的少年,「我的拳头在骚动」
眼神凶恶的少年,「它要把爱夺回来」
眼神凶恶的少年,「唔噢噢噢噢」
嘟囔着很厉害的台词。
眼神凶恶的少年,「就快了」
他带着阴沉的表情嘟哝着走了。
……好像跟我杠上了,是我的心理作用吗。
阿知華,「暗影之狼暴走了」
和树,「唔哦哦!?你怎么在这里」
阿知華,「目标,恐怕就是和树你」
和树,「为什么!?」
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心里还是有点眉目的,应该跟碧里有什么关联。
阿知華,「这是战事的苗头啊。到时候,就叫上我吧」
阿知華,「你一个人搞不定的……」
说完阿知华离开了。
和树,「……」
什么乱七八糟的,饶了我吧。我现在满脑子还是红的事情。
歇斯底里的女生,「我喜欢……」
歇斯底里的女生,「暗影之狼大人————」
和树,「什么鬼」
;◆時間経過
;夕
;<背景:繁華街‐夕>
碧里,「呃呃,红这样对你说!?」
碧里,「我也去见过红了,到不至于被她说“不要来了”
和树,「嘤嘤嘤,为什么只有我」
和树,「说到底,红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才突然外宿打工的」
碧里,「应该会有头绪」
听碧里这么说,我突然想到了。
和树,「红好像说过她在谈恋爱」
碧里,「是的。而且,这段时间,她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碧里,「所以……」
即使碧里不说,我也明白她想表达的东西了。
被甩了。
红……
考虑到对方的感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受不了啊……
;◆時間経過
;夕
红,「欢迎光临~」
红,「决定点……您决定好点什么了吗?」
红,「让您久等了♪」
红在狭小的店内忙得团团转。
接客技巧越来越娴熟。
向客人投去营业性的微笑的红,与平时大相径庭,让我觉得有些遥远。
和树,「……红」
我担心你。
少女,「妈妈,那个人从外面偷看女服务员。好恶心」
妈妈,「嘘,不要看」
被当成可疑人员了。
和树,「……别在意」
???,「给咱在意!」
;◆効果音:ボンと、叩かれる音。
和树,「痛」
被盘子磕了头,回头一看,红怒目而视。
红,「兄——长——」
和树,「哦哦」
红,「什么“哦哦”,都说了不要来店里了」
和树,「没进去啊!我没进店」
红,「真是的……你是小孩子吗」
和树,「太涣散了,你还是进来吧。真是的……服了兄长的一根筋」
红,「咱才不可能这么说!快点回去」
和树,「呜呜,知道了」
红,「真是的……」
和树,「红,不要紧吧?」
红,「没、没事。打一两份工,小菜一碟」
和树,「是吗,那,你加油」
红,「嗯……」
;◆時間経過
;<背景:リビング‐夜>
幸子,「小红,还健康吗?」
和树,「嘛,要说没变的话也没变」
幸子,「小红连换洗衣物都没带。明天,和树给她送过去怎么样?」
和树,「行啊,不过红好像不愿意见到我」
幸子,「呃呃!为什么为什么」
和树,「鬼知道」
幸子,「难道,你和小红闹了别扭,所以她才搬出去?」
和树,「闹别扭都是家常便饭了,最近倒是没怎么闹过……」
硬要说的话,关系还比以前好呢。
不过要说是兄妹之情……
好像会想到奇怪的东西,我摇了摇头。
幸子,「衣服在她房间的衣柜里,你挑几件合适的给她吧」
和树,「哦」
走近红的房间。
在妹妹的衣柜里挑衣服……明明现在已经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为什么我会有种会后悔的预感呢。
和树,「……嗯?」
选衣服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封信。
这是……
信,『给兄长』
上面这样写着。
给我?
拆开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可是
虽然谢了转交给我,但说不定是便条之类的??
那就不太好了……
但为了摸清楚红的心境变化……我取出了便笺。
和树,「什么什么……『兄长,过得好吗。我很好』」
啊啊……
这是准备在我陪父亲出差的时候交给我的信啊。
因为找不到契机,觉得害羞,所以就没给我。
和树,「『兄长那边呢,父上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但是,为什么用的敬语。
;◆この信を読んでいる時や、この前に、朝早く出て行った红の気持ちを思う時のイメージなどに使える、なんか红がアップでさぁっとしている絵などあるとはえるのかなぁと思います。
#textbox message1,name1
信,『母上虽然嘴上没说,我们没有了兄长,过得很艰辛』
信,『姐上还是老样子,母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父上不在二感到不安,时不时会目光呆滞』
信,『咱?咱没一点问题,很有精神」
信,『但是没有吵架对象之后,有点闲了。打游戏的时间变多了』
信,『期待兄长回来的那一天」
信,『再一起上学,一起聊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学校的事,还有电视节目』
信,『最后,请注意身体」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呵」
我稍稍笑了一下。
大概是不习惯写信吧,语句有些生畏的样子。
实际上在分别的这段时间,红成长了不少,而信中的红还是给人小屁孩的感觉。
红小时候就很笨拙,做什么都比别人慢。
但就事而论,她比我做的好多了。
相反虽然我比较得要领,但和红比起来有些半吊子,更像个孩子。
她是我的妹妹,然而在这一点上我确实要向她学习。
;◆出会った時の回想
几年没见的红,虽然身高没什么变化,但性格上,像是换了个人。
没错,一瞬间
我把她当成了女人,
而为之心动。
红又是怎么想的呢……
想着这些事情,我脑海里好像有了种念头。
读着信……我察觉到了一件天大的事。
有什么……
;BGM変調
没错。
这字体……
曾看到过。
我当然看到过红的字,不过。
我曾经在其它地方,看到过类似的字体。
记得……
不会吧。
我愕然了。
和前几天收到的情书是同一种字体。
因为不怎么看红写的字,所以没有很快察觉到。
但是,那封信的字和这封信的字,如出一辙。
那是红写的吗?
是红的,恶作剧吗……
不是的。
不是的,那封信上真挚的语句是最好的证明。
那封信不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写的。
所以,我才会等待信的主人的时候被鸽……
但这次错过,却好像是我的错一样,让我愧疚。
和树,「红……」
结果,我对红的感情一无所知。
红经历了什么。
我不在的时候,还有我回来了之后……新生活,新环境,红想了什么。
老爸回来之后,马上就去找他的朋友叙旧。
而作为哥哥,我又对红做了什么。
隔着她和她的朋友恋爱,不称职的哥哥。
因此……红把我当成了外人才会产生情愫吧。(神逻辑)
哥哥以外的人。
应该这么回事吧。
和树,「……」
并没有答案。
我也没什么好问红的。
就算字相同,但信的主人并没有出现在我面前……
所以那只是一封匿名人士写的情书罢了。
;碧里ルート14.txt
;昼
;<背景:空>
红过得精神吗。
……
红,「就是说呀,槽点就在那里」
大叔,「嚯嚯,小红的爸爸是个有趣的人呀」
红,「咱父亲这样的就感到佩服的话,待会儿要说的可就」
大叔,「是么意思?」
红,「咱母上的事……」
大叔,「母上?」
红,「非常色气」
大叔,「什么!」
和客人谈笑风生。
无法和陌生人正常交谈的红,竟然在接待客人上有板有眼。
还有,和上了年纪的人交谈,她的措辞也显得不是那么奇怪了。
不知是什么契机让红走向了自立。
随之而来的寂寞感是我多情了吗。
和树,「呼……」
有些悲伤。
红,「呼个头啊!」
和树,「红红红、红! 什么时候」
红,「你能不能不要再像个可疑人员一样在店外偷窥了吗,客人都不敢靠近了」
和树,「自己的哥哥是可疑人员,这算什么话!」
红,「真是的,服了兄长的犟脾气,在店外徘徊会造成麻烦的,进来吧」
和树,「为什么……?」
红,「还用得着说嘛!」
;◆時間経過
;<背景:電車>
碧里,「还是不肯见你吗」
和树,「红在学校有说什么吗」
碧里,「她说在家被惯坏了,所以想独立试试」
和树,「又说这种话」
碧里,「红真是了不起呀」
碧里,「即使发生不开心的事,反而加倍努力」
碧里,「我的话,一定撑不下去」
和树,「……」
应该是失恋造成的。
我想起了信的内容。
让红觉得难受的事……果然只有那件事了吧。
碧里,「红……很怕生人的,但现在她要比我大胆多了」
碧里,「这给予了我勇气,我也要为竞赛加油」
和树,「噢」
碧里,「而且……」
和树,「而且?」
碧里想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一般抬头看着我。
碧里,「从去年开始我就和家人相处得不是很好」
碧里,「但看到和树和红,我觉得不能再让关系这么僵下去了」
和树,「僵?」
碧里像是决定了什么。
;◆時間経過
;<背景:繁華街‐夜>
走到了车站前的商业街。
碧里,「一直都在这一带孤零零地闲逛着。啊,找到了」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碧里慌慌张张地对走过来的少年喊道。
碧里,「万里!」
万里,「姐姐……」
万里,「男朋友也在吗。这种时间可不妙啊」
碧里,「我今天要带你回家,大家都在担心你呢」
万里,「……又是这样」
碧里,「你总是游手好闲,学校也不去,会给人添麻烦的」
万里,「……切」
万里,「啊啊,没错,老子以前就是个药罐子,有事没事躺床上,给姐姐和爸妈添了麻烦,啊——对不起」
碧里,「说、说什么呢,没人这么说过吧」
和树,「……」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斗法。
看上去冷酷而成默寡言的园原老弟,却意外地能磨嘴皮……这种闹别扭似的说话方式真有意思。
大概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姐姐吧……。
但我实在是没办法在自己老姐前这个样子。
万里,「老子也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过啊。自由搏击什么的」
万里,「变得越强,就越能耍帅。为了正义而存在,这就是老子」
万里,「恶魔不是选了老子吗,那老子就要反叛」
万里,「别怪老子,要怪就怪老子这双击破命运的拳头吧。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碧里,「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万里,「……!」
万里,「别当老子的路!!」
万里的拳头挥向了碧里。
碧里,「!?」
不过停在了碧里的鼻尖。
碧里,「……万里」
万里,「……」
万里,「给老子回去」
;◆時間経過
碧里,「……哈啊」
没能把老弟带回家。
碧里像是累坏了一样面无表情。
碧里,「抱歉,我家那奇怪的老弟」
和树,「比我想的要饶舌啊」
本来以为他话比较少。
难不成是……
和树,「我觉得,那家伙好像是在向碧里撒娇」
碧里,「呃呃。别、别说那么恶心的话」
碧里,「让你陪我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和树,「我倒没什么,就怕对他来说起了反作用」
碧里,「??」
;◆時間経過
;<背景:繁華街‐夜>
#textbox message1,name1
万里,「三枝和树、吗……」
女混混,「怎么啦,脸色那么吓人,浪费了一张美型的脸」
万里,「你谁」
女混混,「哎哟,你不认识我们,我们可认识你呀」
女混混,「园原、万里君」
万里,「为毛知道老子的名字」
男混混1,「在这圈子里还挺有名的嘛,孤高的战士」
男混混2,「脸色这么差,还有人敢惹您?」
万里,「关你屁事」
女混混,「还是那么冷淡呐,这样才好!」
男混混1,「和谁杠上了吗,跟咱几个哥们谈谈吧」
万里,「哥们……」
万里,「……」
万里,「有人让老子不爽!」
女混混,「干他一炮不就行了吗,万里君的话,轻松搞定吧」
万里,「……」
万里,「那么做的话……会被讨厌的」
男混混2,「……被谁?」
万里,「……」
女混混,「哈啊,还挺复杂的」
女混混,「万里君呀」
万里,「名字……」
女混混,「呃」
万里,「叫暗影之狼」
万里,「不是哥们吗」
男混混1,「……」
女混混,「是、是啊……」
女混混,「那,暗影之狼。刚才的事,我有好办法哦」
万里,「好办法?」
里沙,「耶,今天挺闲的」
红,「是吗」
里沙,「看了下店里,没找到三枝哥呀」
里沙,「你们俩吵架了?不让进店有点过了吧」
红,「不是那样的。是因为……」
里沙,「因为?」
红,「觉得恶心!」
里沙,「这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効果音:チリン
里沙,「哦,来客人了。呵呵,久等了」
红,「欢迎光临」
女混混,「免了」
万里,「……」
男混混,「诶,这店都发霉了」
……
里沙,「一群缺德的小鬼。估计是往咖啡里放蟑螂找茬的那种货色」
红,「现在还会找那种老掉牙的茬吗」
;◆時間経過
男混混,「这他妈的是啥!喂,咖啡里有蟑螂是算什么事!」
里沙,「在哪在哪」
里沙,「这是南方产的蟑螂,在我们这边活不下去的,所以不可能出现在我们的咖啡中」
男混混,「真的?!傻了!喂,你在干嘛」
女混混,「打算百度的,不过要是有蟑螂的图的话太恶心了」
万里,「那只是茶羽蟑螂」
男混混,「你是在耍老子么!」
里沙,「你他妈才是在找我们茬吧,这么大的蟑螂怎么可能看不到」
男混混,「瞎放屁。喂,那个女的,给我跪下道歉」
红,「哈啊??咱?」
里沙,「啊——?这家伙只是个打杂的,关她什么事。再嚣张老娘把你丁丁切下来」
男混混,「叫、叫死啊,我说要她跪下就跪下」
红,「……太不自然了,为什么要咱跪就跪呀?」
红,「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男混混,「告诉你吧」
万里,「……」
万里,「你的大哥……」
红,「兄长?」
万里,「那家伙……」
;◆効果音:ガチャっとドアが開く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说来听听!」
我义无反顾地走进店里……
虽然红不愿意,但我不能再这么看下去了。
红,「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
里沙,「又在偷窥吗!」
和树,「被红骂了,在对面的草丛里用望远镜监视……」
红,「恶心至极!」
我走向刁难红的万里那一群人。
和树,「园原 万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红,「园原 万里?」
红,「话说这位帅哥好像哪儿见过,是和碧里一起的吗」
万里,「没想到你真敢来、三枝 和树」
男混混,「先挂张休业的牌子吧」
里沙,「喂,哪轮得到你说话,那些来店里打发时间的老爷爷老奶奶怎么办,失去休息场地很悲伤的」
女混混,「任意肆虐吧,万里君」
女混混,「不对,暗影之狼」
里沙,「咿——这群人看着真闹心……!!」
红,「中二病吧……」
万里,「……」
里沙,「喂,你小子是园原的老弟吗。那你比我们都要小咯,找我们麻烦是什么意思」
和树,「你倒是一知道人家比自己小,就蛮横无礼了啊」
里沙,「总之店长不在的话这家店就由我暂时照看,你闭嘴」
里沙,「姐姐不在的话,就由我,让你们尝尝地狱业火的滋味吧,去死————!」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食我终末之冬啦!?」
想顺势飞扑出去的里沙石化了。
在她移动的瞬间,园原万里的拳头让她静止了。
里沙,「哦……」
万里,「……」
万里,「老子的拳头不动女人」
女混混,「万里君,好帅」
男混混,「唷——这出拳速度看都看不清」
这算什么暴力事件的展开。
和树,「红、里沙,你们退下,他们要找的人是我」
我向前迈了一步,与园原万里对峙。
和树,「喂……你在这家店找麻烦,是因为看我不爽吧」
和树,「为什么不直接找我麻烦」
万里,「……」
万里,「我要让你尝尝被NTR的痛苦」
和树,「什么鬼」
万里,「被你NTR了……老子的、老子的……」
和树,「……!最重要的人被NTR了的痛苦吗……我明白了」
和树,「原来你是姐……」
;◆効果音:ガス
万里,「不要说!」
咻咻地挥着拳万里。
万里,「决一死战吧」
万里,「与老子被诅咒的命运一同毁灭吧」
里沙,「真难看,语调都变了……」
红,「咱……也受不了姐控呢」
里沙,「仔细看看长得还不错……挺可爱的?」
和树,「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万里,「爆裂吧!三枝和树」
和树,「──!」
里沙,「爆、爆裂………上一次听到都是五年前了」
红,「咱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群家伙根本是在看戏。
和树,「真是……!」
和树,「做出这种事,你所珍惜的人会怎么想,只会让她悲伤」
;◆効果音:ガス
万里,「闭嘴!!」
我没有躲避,让拳头击中了自己的面部,不对,是眼睛。
和树,「……」
眼镜碎了。
咦,我的设定里有戴眼镜这一条么。
心底的怒火止不住地往外涌。
为什么要这么做……园原、万里。
和树,「……」
和树,「听话点、万里……」
万里,「!?」
男混混,「现在休业,欢迎您下次再来」
……嗯? 来客人了吗,好像听到了贴看板的人的声音。
;◆効果音:ガス
接着,又传来了击打的声音。
难道他们对无辜的路人出手了。
男混混,「这臭女人什么意思!!!喂,你想干嘛」
;◆効果音:ガス
男混混,「呜呼,看不到拳头……」
;◆効果音:バタっと倒れる音。
女混混,「万里君,有人来了」
万里,「什么?」
店门被缓缓地推开,在那里的是……
碧里,「……」
碧里。
碧里,「你在干什么」
万里,「……」
园原万里错愕了,他的视界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存在。
碧里只是站在面前,就让他连连后退。
万里,「咿」
碧里,「我问你在干什么」
万里,「……在,在找这家伙的妹妹工作的店子的麻烦」
碧里,「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万里,「那家伙……」
万里,「三枝和树太让人恼火了!」
万里,「他夺走了姐姐!」
一同,「……」
店里飘荡着不可名状的气氛,在场的人应该都察觉到了。
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姐控。
不过……我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万里,「我很寂寞!!!」
万里,「不想打拳击了,打在家里却……除了姐姐之外没人听我说话」
万里,「于是就每天在外面闲逛,只有姐姐会担心我……」
万里,「不管多么险恶,姐姐都会来找我」
万里,「可是,那段时间却不来找我了,因为有了男朋友……」
万里,「那家伙……就是三枝和树!所以我……」
崩溃了。
万里,「呜呜」
他现在……正和他的姐姐赤诚相对。
里沙,「呐,现在什么心情?我问你什么心情,暗影之狼,蛤蛤蛤」
无法对其他任何人说出口的……埋在心中的寂寞,毫无保留地诉说着。
红,「秘技……貌似是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秘技……现在,噗噗噗」
和树,「…………………………」
真过分……
万里,「姐姐……」
碧里,「……」
万里,「姐姐……我想练拳击」
然后,碧里……
;◆BGM停止
碧里,「……」
碧里,「练不久好了吗」
终于醒悟了。
碧里,「随你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万里,「……是、是」
碧里,「脱掉的是你吧」
碧里,「不能保证和原来一样,再苦再累也是因为你放弃康复训练」
万里,「是、是」
万里,「但是,我愿意努力」
万里,「从今年春天开始,姐姐就对我不闻不问了……」
万里,「没想到是和那个男人在交往,所以我怒火攻心」
碧里,「……」
碧里,「原来是这样啊,我没有以前那么关心万里了,所以你才会闹别扭……但你这样做不会觉得害羞吗」
万里,「嗯,所以我……」
碧里,「这样啊」
万里,「姐姐,所以我……」
……
碧里,「……了」
万里,「呃?」
碧里,「别傻了」
万里,「诶」
碧里,「别傻了————————」
碧里,「别傻了别傻了别傻了」
碧里,「就为了这破事打扰别人,你到底在想什么!」
万里,「咿——————」
碧里,「我要和你断绝姐弟关系,你也别进家门了,随你死在哪!」
万里,「啊——————」
碧里,「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碧里,「笨蛋」
碧里,「为什么要说那种不经过大脑的话」
碧里,「怎么可能会那样。你不回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万里,「姐姐……」
……
万里,「……」
万里,「我今天回家」
……回过头。
红,「人已经不在了哟」
万里,「…………咦?」
里沙,「被你的话吓跑了」
万里,「……」
万里,「……呼」
万里,「别挡我的路」
说着园原万里离开了。
这都什么事……红和里沙欲说还休。
红,「怎么说呢……」
里沙,「难缠的老弟」
碧里,「嗨」
碧里的身影越来越小。
;◆時間経過
;<背景:繁華街‐夕>
碧里,「哈啊……真是个会添麻烦的老弟」
碧里,「这次必须正式向店里道歉」
和树,「是、是啊」
碧里,「为什么和树要和我拉开一段距离」
和树,「哈哈,哪有」
碧里,「很没说服力!」
挥起手腕的碧里忽然皱起了眉。
碧里,「什么时候……」
收起来的时候。
和树,「嗯,喂,那只手……」
肿起了一大块。
和树,「不会是在刚才的纠纷中?」
碧里,「谁知道呢,可能是最近超负荷工作过久吧」
和树,「无论如何,先报告苍木前辈吧」
虽说外行看热闹,但这不像是能参加竞泳的状态。
碧里,「学长」
碧里抬头郑重其事地说到。
碧里,「受伤的事情,能帮我隐瞒吗」
和树,「呃?」
碧里,「竞赛,我会参加的」
和树,「那也要看伤势」
碧里,「我会参加」
碧里,「不参加的话,那孩子会以为是他造成的」
和树,「那种事怪不得碧里」
碧里,「话是那么说……」
碧里,「我以前,也说过很多不负责任的话」
碧里,「努力的尽头,一定会有好事发生。我……」
碧里,「我获得了幸福,我能够做到……」
碧里,「必须要展示我的坚持,给他们做个示范」
碧里,「不仅仅是为了万里」
和树,「为了谁?」
碧里,「……」
碧里,「为了我所有奋斗的朋友」
;◆日付変更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効果音:ジャブジャブ
真了不起。
一定很疼吧……缠着胶布掩盖伤势,为明天的竞赛而练习。
夏芽,「……」
夏芽,「园原,你过来一下」
碧里,「是」
夏芽,「手……怎么了,缠着胶布」
碧里,「有点怪怪的。以防万一,到明天为止我会一直缠着胶布」
夏芽,「……是吗」
夏芽,「明天的比赛放弃好了」
碧里,「呃呃!? 为、为什么。我的手又没有大问题」
夏芽,「明日的比赛,只是海选」
夏芽,「在这种时候勉强,加剧了伤势怎么办」
苍木学姐应该察觉到的碧里的谎言。
手上的伤比她说的要严重。
碧里,「但机会只有这一呀,我觉得这个机会很适合我」
夏芽,「嗯嗯?什么意思?」
碧里,「让我去吧」
夏芽,「…………」
碧里,「…………」
夏芽,「随你便」
碧里,「是!万分感谢!队长」
说完,碧里回到了练习当中。
没想到苍木学姐竟然会被碧里说服……
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现在的碧里了。
夏芽,「弟弟君」
和树,「呃。是」
夏芽,「我作为队长是不是有些失职呢」
夏芽,「但是,现在的园原,要去做我怎么样也没办法应付的事」
夏芽,「看着她的目光,我无法阻止」
夏芽,「就交给你了」
和树,「我又不懂游泳的事」
夏芽,「那种事不重要,因为,你们是……」
学姐正视着我。
原来,她已经察觉到了我和碧里的关系……
夏芽,「你们关系很好的样子,挺合得来的一对朋友呢」
完全没有察觉。
夏芽,「……嗯」
夏芽,「我想园原可能是喜欢弟弟君,感觉是这样」
猜中了很久以前的阶段。
夏芽,「抱歉,我都瞎说了些什么」
夏芽,「……」
和树,「为什么要脸红啊」
夏芽,「有点害羞」
和树,「这不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吗……」
夏芽,「吵吵吵、吵死了。总之园原就拜托了」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碧里ルート15.txt
;夜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夜>
;◆効果音:ジャブジャブという音。
……。
剩下碧里一个人游泳。
和树,「手,怎么样了」
碧里,「没事!」
碧里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碧里,「啊呜……!」
碧里,「啊呜~~」
疼地蹲下来了。
和树,「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和树,「果然是在Larme的时候……」
碧里,「不……以前就有点疼了,我想在大赛前会不会自动愈合啊」
和树,「……」
和树,「呐,碧里。现在还不迟,告诉苍木学姐吧……」
碧里,「不用了」
碧里坚定地摇了摇头。
碧里,「我决定要去」
碧里,「万里受伤的那天……我有游泳比赛」
碧里,「那时候我还是二年级。得了个第一,虽然只是地区预选」
;<背景:白>
碧里,「我还记得,得知自己得了第一名时奔向家里的欣喜」
碧里,「万里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我,手上缠着绷带」
碧里,「一定想等我回来之后好好向我诉苦的吧。可我……」
………………
万里,「是吗,恭喜你了」
………………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夜>
碧里,「我无法忘怀,那时万里的表情」
碧里,「我没有等他」
和树,「家人就是这么回事呢」
明明比任何人之间都要亲近,可就是无法站到对等的位置。
和树,「就算是这样,碧里借着受伤去和弟弟站在同一个位置,并没有意义」
碧里,「也是呀」
碧里,「可是,我只能做到这种事」
碧里,「我家有很多姊妹……现在弟弟妹妹们都相处得很好」
碧里,「大家长大了之后,可能就不会像这样黏在一起了吧……看看万里就明白了」
我和红不是关系一直好吗,但我没有说出来。
碧里,「一定是兄妹……不对,正因为是兄妹,所以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拉开距离」
碧里,「但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们会以最差的方式分别」
碧里,「现在,我要让万里……见识一下我的信念」
碧里微笑着说。
碧里,「因为我是长女」
长子长女还要考虑这么多事呀。
老姐是不是也曾像碧里这样固执地努力呢。
完全想象不了那个场景。
碧里,「而且我……」
碧里有些难以启齿地顿了顿。
和树,「?」
碧里,「红的事情」
碧里,「我也鼓励过她很多次」
碧里,「想要幸福的话,就必须努力……」
和树,「……所以,就算红发生什么,也是红自身的问题,不能怪碧里」
碧里,「话是这么说……不过」
碧里,「我想展示我坚强的一面,给万里和红看」
和树,「是吗」
俺は、プールの中にいる碧里の方へ身を乗り出す。乗り出すが……なにもできない。
碧里,「何、してるんですか?落っこちそうごっこ?」
和树,「いやいや、何そのごっこ!?」
和树,「なんとなく、抱きしめたくなったけど、水に入るのが怖くて」
夜のプールは真っ暗で、底の見えない水面がゆらゆらとあやしく揺れていた。泳げない俺が入ったらどうなるか。
碧里,「和树……」
碧里,「ちょっとそこに座ってください」
ひょいひょいと、水の中から碧里はプールサイドを指さす。
和树,「座ればいいのか?」
言われるまま、プールサイドに脚をつけて、座り込む。
碧里はすっと、俺のそばまで寄ってきて……
碧里,「えい」
和树,「ちょ、何を!?」
俺の股間に手を伸ばしてきた。
碧里,「これなら、水に入らなくても、エッチ、出来ますよ」
和树,「そ、そうか」
いやしかし。
和树,「俺は、抱きしめたいと言ったわけで、エッチとまでは言ってなかったんだけど」
碧里,「……」
真っ赤になった。
碧里,「抱きしめたいでしたか。抱きたいって言われたのかと思いました」
和树,「エッチな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るからだぞ」
碧里,「考えてないもん」
和树,「そもそも、するなら、プールから出たらいいんじゃないか」
碧里,「だめですよ。プールサイドは、どっかから見られそうですし」
碧里,「それに、ちょっとプールでしてみたいんです」
和树,「な、なぜ」
碧里,「ここで出来たら、明日泳ぎきる勇気にな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んです」
和树,「そ、そういうものかな」
碧里,「ん?これは……!」
碧里,「色々文句言ってるくせに……すごい立派になってますよ?」
和树,「ま、まぁ……」
碧里,「えい」
和树,「お、おい」
じぃっとチャックを下ろす。すでにがちがちになっていたペニスが、飛び出てくる。
冷たい夜気に触れたペニスは、もっとひやりとした碧里の細い指に絡め取られてしまった。
碧里,「改めて間近で見ると、これが自分の中に入ってたんだなぁって、不思議な気分です」
和树,「そうか?」
碧里,「ドキドキします」
和树,「で、どうするんだ」
碧里,「どうしてほしいですか?」
和树,「そ、そりゃぁ……」
くちもとに目がいく。
和树,「口で、してくれないか」
碧里,「ふふ。分かりました」
碧里,「ん、ちゅ……ちゅる」
和树,「!?」
碧里,「ちろ……。ちゅ……」
和树,「は、ぐ。な、なぁ……」
碧里,「なんですか?」
和树,「胸で、はさんだりできそうか?」
碧里,「え、えええ?」
碧里,「パイズリ……というやつですね」
和树,「う、うん」
ドキドキしながら頷く。
碧里,「ああいうの、あたしの胸で出来るでしょうか。すっごい大きくないと無理そう」
和树,「いや、碧里の大きさなら、絶対問題ないっ」
碧里,「あう。そう言われると、あたしとしてもひけな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すね」
碧里,「んしょ。こ、こうかな」
碧里,「ん……じゅ、ちゅぅ。はむぅ……ん、ちゅぅ」
和树,「うあっ。なんか、すごい、きた」
碧里,「あ、やっぱり気持ち良いんですね。えへへ」
水に濡れた碧里の胸は、はりつくようにペニスを包み込み、ぎゅぅぎゅぅと締め上げる。
初めての快感に、俺はたまらず身体をのけぞらせた。
碧里,「胸で口で……すごく高レベルな奉仕を仕込まれてる気がします、ちゅ……じゅ、ちゅぅ」
和树,「そんなこと言われると、非常に、居心地の悪い気持ちになってくるよ」
碧里,「ちゅる、ちゅむ……じゅちゅ、ちゅ……ちゅぅ……」
和树,「う、ぐ」
碧里,「ん、ちゅる。和树の、さっきからひくひく震えてますね」
和树,「あ、あぁ……碧里の口が気持ちいいから」
碧里,「ちゅる、ぺろ、ん、ちゅ。そう、なんですか。あたしの口が……。いいんですね」
和树,「はぅっ」
碧里,「どの辺が、きもちいいんですか?」
和树,「その、先っぽのくぼみのあたり」
碧里,「くぼみ……。この、おしっこが出てくるところですか? ん、ぺろぺろ」
和树,「はぁ!ぐ、うっ。これは、やばい」
碧里,「おしっこ、出さないでくださいね」
和树,「出さないって。ん、あ、あ、ああああ」
碧里,「うわ、ぶるんって震えた。すごい。この辺が、気持ちよさそうですね。ぺろぺろ」
和树,「ふ、ぁ」
碧里,「ん……ちゅる、ちゅ……う、ちゅぅ」
和树,「く、あ……っ」
碧里,「えへへ。なんだか面白くなってきました。ぺろぺろ」
和树,「い、いい気になるなよ。こっちだってお返しだ」
和树,「知ってるぞ。碧里は、先っちょの方、こんな風にされるのが弱いんだろう」
碧里,「あ、ひゃぁっ」
こりこりと、こちらに向かってつきだしている乳首を指で強く押し込む。
碧里,「あ、んん! どこを、つねってるんですか。あ、あ!」
和树,「すごくエッチく、勃起してるから。つい」
碧里,「なんですか、エッチく勃起って……んん」
碧里,「もう。こっちも負けていられないですね。ちゅる、ちゅぅ……ちゅる、じゅ、ちゅぅ」
和树,「は、ぐ」
碧里,「ちゅ、ちゅる、ぺろ、ちゅ……。はぁ、はぁ、ちょっとだけ、何か出てきましたよ。ちゅる、ちゅぅ」
和树,「ん、あ、あああ」
碧里,「いきそうなんですか。ちゅる、ちゅぅ。ちゅ、ちゅるるる」
碧里,「いくときは言ってくださいね。プールの中に出しちゃだめだから、あたし、口の中で受け止めますから」
和树,「う、うん。分かった。というか、もういきそう」
碧里,「はい。ください。あたしの中に、いっぱい、ください。ちゅる、じゅ、ちゅぅ」
ぞわぞわっと背筋に快感が走る。
射精の予感に、俺は碧里の頭に手を添えて、股間に押しつけた。
和树,「う、あ。出るっ。出るぞっ。あ、あああ」
ビュル!ビュルルルルル!!
碧里,「んんーーーッ!」
ドクッ、ドクッ!!
碧里,「む、ぐぅ。ふぁ……んぐ………いっぱい、でたぁ。ん、く」
ごくごくと、喉を大きく鳴らしながら、精液を嚥下している。
和树,「む、無理しなくていいぞ」
碧里,「ううん。和树のなら、ぜんぶ、のみはいです。れんぶ、残さず」
碧里,「ん、ん……く。ん」
ぺろっと、口もとについた精液をベロでぬぐい取る。
碧里,「えへへ。美味しくはなかったですけど、なんかうれしくなります」
俺の方が、ずっとうれしいよ。
一生懸命、俺の精液を飲み干す碧里を見ながら、胸の奥から愛しさがこみ上げてくる。
碧里,「は、ん。和树のおち○ちん、べとべとですね。あたしが、キレイにしますから」
碧里,「ぺろ。ちゅ、ぷ。ちゅぱ。ぺろぺろ」
和树,「はぐ……っ」
いかん。この調子では、またあっという間に、いってしまいそうだ。
和树,「もう、もういいよ、碧里」
碧里の頭に手をやり、そっとペニスから引き離す。
碧里は名残惜しそうに、俺を見た。
碧里,「そう、ですか。もっと舐めていたいのに」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夜>
;■以下、胸出してるので、碧里の立ち絵無しで
和树,「はぁ、はぁ……」
なんだろう。一発出したのに、どんどん気持ちが高ぶって、せつなくなっていく。
このままじゃ、どうしてもおさまりがつきそうにない。
和树,「なぁ」
碧里,「うん?」
和树,「今、すごく、碧里を抱きたい。抱きしめたいじゃなくて、抱きたい」
碧里,「えへへ。あたしも、和树に抱かれたいです」
碧里,「じゃぁ……」
碧里は少しさがって、プールの中から俺を見上げる。
碧里,「その水を飛び越えてこいっ」
プールサイドから身を乗り出す。
和树,「……っ」
やっぱり怖かった。
碧里,「って、無理しないでくださいね。夜ですし、危ないですよ」
碧里,「やっぱりあたしがあがって」
和树,「……………………」
俺はシャツを脱ぎ
ズボンを脱ぎ
和树,「とう」
;◆効果音:ばしゃんと、飛び込んだ音。
和树,「うぶ」
水に飛び込んだ。
まだ、泳げるわけじゃないけど、溺れはしなかった。
まぁ、足がつくんだから、当たり前なんだが。
夜のプールは、真っ暗で底をうかがうことも出来ない。
でも、遠くから月が差していて、どこか優しい光が浮かんでいた。
碧里,「和树……」
水の中で碧里を抱き寄せて、口を重ねる。
和树,「ん、ちゅ。むぅ……ちゅ」
碧里,「む、ちゅぅ……。ん、ちゅ、むぅ……ちゅむ」
和树,「ちゅる、じゅ、ちゅぅ。んんん!」
碧里,「ぷ、ちゅぅ。……はぁ、はぁ……」
和树,「ぷは」
碧里,「はぁ、はぁ……。はやく、和树のがほしくてたまらないです」
和树,「うん。俺も、碧里の中に入りたいよ」
碧里,「ふ、あ、ああああ。いっきに、奥まで、入ってきましたっ」
水中で碧里を抱えながら、ペニスを挿入する。
ゆっくりと上下に揺らし、中をかきみだす。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ちょ、だめ、いきなりそんなにされたらっ」
ひくひくと、碧里の膣が痙攣している。これは……
碧里,「あ、あ、あっ。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あっという間に、碧里はいってしまった。
碧里,「はぁ、はぁ……。あっという間に、いっちゃいました。恥ずかしいです」
和树,「ほんとに、早かったな」
碧里,「さっき、和树に胸でしてるときに、あれだけで、あたしいきそうになってましたから」
和树,「でも、俺も、すぐにいっちゃいそう。身体は冷たいのに、碧里の中だけ熱くって……」
股間の感覚が研ぎ澄まされるようで、やたらとぞくぞくするっ。
和树,「まだ、続けていい?」
碧里,「はい。あたしもとろけちゃいそうなくらい、気持ちいいです」
碧里,「もう一回、してください。お願いします」
じゅぷ……。ずじゅぅ。
碧里,「ふぁ。あっ……あっ……あっ」
和树,「一番深いところまで…………」
碧里,「ああああぁぁぁ…………んっ……くうっ!」
和树,「挿入った……」
碧里,「はぁ……はぁ……」
ぐらっ――
碧里,「ひんっ」
碧里のお尻をしっかりと固定し抜けないようにする。
和树,「じゃぁ、行くぞ」
碧里,「え……」
和树,「んっ!?」
奥深くまで、腰をつきあげると、碧里の中は、喜びに震え、ぎゅぅぎゅぅとペニスを締め付けてきた。
碧里,「はっ……あっ、あぁ…………」
そして、ひくひくと細かい痙攣を繰り返す……。
碧里,「あ、あぁ。おなかの奥まで届いてる。和树のを、すごい近く感じる。先輩……大好きだよぉ」
和树,「……俺も大好きだ。好きだっ」
碧里,「和树……んぁっ、あっ……」
再び膣内がざわめき、碧里が俺の言葉に心から幸せを感じていることがわかった。
俺もそんな碧里の存在に、心からの幸せを感じている。
碧里,「あっ、あっ……おち○ちん、もっと、おっきくなって……んぁっ! あっ!」
和树,「碧里……可愛い」
あまりストロークを大きくすると、波がきた時に抜けてしまいかねない。
俺は小刻みに腰を動かして、くっちゅくっちゅと膣奥の壁を弄っていくことにした。
碧里,「あっあっあっあっ……和树っ。和树っ。……あん、あん、んぁっ、あっ」
俺は、くいくいと腰を動かしながら、小さなそのお尻を撫でまわす。
碧里,「ふぁああ……あっあっあっ……」
ぐにぐに。
こうして水着の隙間に突っ込んで触っていると、碧里のお尻って大きいなぁ……と思う。
碧里,「ふぁっあっ、あひぁっ」
碧里,「はぁっ、はぁっ……手つきが、やらしいよぉ、あん、あん、あ」
和树,「やらしいの好きだろ?」
碧里,「う、うん……好き……大好き……」
碧里,「和树は?」
和树,「もちろん。ほら」
ぐりぐりぐりぐりと膣奥を優しく抉っていく。
碧里,「はぁ、ああああっ……あっ! あっ!」
碧里,「はっ、あっ、気持ちぃ……んぁっ、あぁ……」
碧里,「あっ! あんっ! い、今、そんなにつつかれたらっ! あっあっ!!」
和树,「無理……腰とまんない……」
碧里,「あっあっああっ! あっ……おっきい……すご……んぁっ!」
和树,「碧里……!!碧里!!」
碧里,「はぁっ!? あっ、そ、そこ……やぁ――」
和树,「んっ……この辺?」
碧里,「ひぁんっ! あっ、ああああっ!」
この辺が、碧里の一番感じるところらしい。そうと分かったら……
和树,「ここだな」
碧里,「ひゃあっ! あっ、ああああっ」
碧里の気持ちいいポイントをつつくと、どんどん膣の締め付けが強くなっていく。
和树,「うぐっ。締めつけも、すごい……っ」
碧里,「やっ、はっ、あああっ、あっ……やだっ、やんっ」
碧里,「ひぁぁぁぁっ……んぁっ……あっ、ああっ!」
ちゅぷ……。くちゅ。ぐちゅ、ぐちゅ。
碧里,「だめ、だめ、ああっ! あっ! だ、だめっ! あっあっ!」
碧里,「い、いっちゃう、いっちゃ……ひゃふっ、はっ、ああっ」
和树,「くっ、こ、こっちも、やばく……んっ」
碧里,「あんっ、あっあっあっあっ!」
より強く、よりいやらしく、碧里の膣内を、膣壁を、膣奥を、つつき、引っかく。
碧里,「ふ、ああああっ、和树っ、和树っ!」
碧里,「はぁ、はぁ。ん、んん! ああああ!! いっちゃう、いっちゃうよおお」
碧里,「はぁ、はぁ。んんん!!」
碧里,「和树も、もう、いきそう?」
和树,「うんっ。もう、もう。だめだ。いっちゃいそうだ」
碧里,「今度は一緒に、いきますから、あ、あ、あ、もう少しだけ、待ってください」
和树,「うん、うん!もう、もう少しだけ!いくっ」
碧里,「あ、あ、はい!あたしも、もう、もう、いきますからっ。和树、一緒に、一緒に!あああああ」
再び、ほとばしりを碧里の中にぶちまける。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ドクッ……ドク、ドク!!!
碧里,「あ……っ……あ、あっ………んぐ……ふぁ……!」
和树,「はぁ、はぁ、はぁ、碧里……好きだ」
碧里,「はぁ、はぁ、うん……あたし……も、です……んっく」
……………
;<背景:暗転>
…………
…………………………
;<背景:桜並木‐夜>
和树,「明天还有比赛,做这种事合适吗?」
那么激励……
碧里,「用、用掉些力气会更好」
碧里,「……呼」
;>>足元がおぼつかなく、バランスを崩しています。
碧里摇摇欲坠地靠向我。
碧里,「腰、腰使不上力」
和树,「用力过猛了」
碧里,「都怪和树……」
和树,「唔,抱歉,停不下来」
碧里,「没事,只是有点累,而且你射了那么多」
和树,「!?」
和树,「是、是啊,射了蛮多」
碧里,「哎、哎呀、不是要你说这种话,更精神点的」
和树,「这、这样啊」
碧里,「嗯,明天我有事要拜托学长」
一到酒井站,碧里下定决心般地对我说。
和树,「拜托我?」
碧里,「是」
;◆日付変更
;<背景:暗転>
;<背景:空>
記録会の日。
;<背景:学園外観>
;◆効果音:ガヤガヤ
春野学园的游泳部和其它几个运动部团正在加强演练,模拟赛事。
可能是面向夏季赛的原因,刚成为领队的三年级学生和成为主力的二年级学生跃跃欲试了。
一年级学生也是头一次参加与外校联合的比赛,如日中天。
呈现出合作体育祭的盛景。
由于碧里的要求,我没有去学校。
;<背景:繁華街>
以前他好像是在这一带逛……
……找到了!
运气真好,这下就赶得上了。
万里,「嗯?」
和树,「哟。你果然在这」
万里,「什么事」
和树,「能过来一下吗」
万里,「……啊?」
万里,「滚,别烦老子」
和树,「烦人的是你」
万里,「……你说啥」
和树,「够了,跟我来」
我抓住他的手腕往前拖。
万里,「啊?喂、别碰我,你想干什么」
和树,「有人让我这么干的」
万里,「到底什么事」
和树,「你姐让我干的」
万里,「……什么」
;◆時間経過
;<背景:廊下>
恭次郎,「哟,和树。山篠学园的排球部好像挺有看头,不去吗」
和树,「我没时间」
恭次郎,「啊,去女朋友那里」
千乃,「什么什么,女朋友?是说和君的女朋友吗?那我挺感兴趣的」
呃,千乃也在。
恭次郎,「……啊、不是」
和树,「笨蛋」
万里,「……」
千乃,「旁边的男性是谁。啊,和君的女朋友吗」
和树&万里,「「你傻啊!」」
和树,「我女朋友是园原……碧里」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和树,「哈啊、哈啊……」
太好了,还在继续。
万里,「挺热闹的嘛。文化祭?」
各所学校的学生聚集在泳池边,万里看得睁大了眼睛。
万里,「啊……是有什么竞赛吗」
和树,「碧里获得了一年级的正式参赛权」
万里,「是吗,关我什么事」
和树,「应该能卫冕四百米混合泳的冠军」
万里,「所以关我什么事」
……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苍木学姐。
和树,「怎么样」
夏芽,「啊,弟弟君。一直没看到你人,上哪儿去了?」
和树,「有点……。比起这些,碧……园原呢?还没出赛吧」
夏芽,「下一场就是四百米混合泳了。我还在烦恼着要不要让她上场……毕竟候补也有」
和树,「但是,我觉得她不会听劝」
夏芽,「既然弟弟君这么说……。哈啊……」
万里,「……怎么啦?……姐姐她出什么事了吗」
万里第一次主动开口。
和树,「……」
万里,「喂,别无视我」
选手们出现在了泳池边。
碧里马上发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我们。
有些紧张地朝我们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主持人,「接下来,四百米个人混合泳。选手们依次入场了!」
主持人,「自由泳、蛙泳。蝶泳、仰泳。再加上其它游法,极需体力的拉力站,可以说是泳事里的花样竞赛」
帷幕下传来了激动人心的欢呼。
和树,「咦、那是谁」
夏芽,「我们三年级学生里总有这样的呢,每年都是」
主持人,「注意了。担此重任者,就是才入学几个月的超新星」
主持人,「春野学园的飞鱼,园原碧里——!!」
观众是,「噢噢噢噢噢」
根本不认识碧里的观众们发出了欢呼,大家都在兴头上
碧里,「……」
碧里也没有精力在意我们这边了,走上台,凝视着水面。
主持人,「终于到了这一刻,请各位安安静静地等待决出胜负的时刻!!」
就你话多。
……
发令枪响。
;◆効果音:ジャブン
哦哦,碧里领先一步。
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奋力地向前游着。
夏芽,「笨蛋,游得太快了」
的确……四百米是持久战,其它的选手都保持着比较平滑的速度
碧里的行为很有气势,但看上去有些冒失。
其它选手也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只有碧里以相当快的速度与他人拉开了距离。
不过,
就在快到达两百米的时候……碧里的速度明显缓了下来。
万里,「……」
万里,「喂」
在我旁边远远看着的园原老弟一脸错愕。
万里,「喂!为什么不阻止她」
然后找上了我。
万里,「我也是学体育的所以看得出来,姐姐的游泳方式」
万里,「姐姐她受伤了吧!」
和树,「……」
万里,「强硬地让她去参赛,伤势恶化了怎么办,你们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和树,「……知道」
万里,「那为什么不阻止她!!」
和树,「阻止不了」
和树,「而且她有更重要的大学」
万里,「更重要的东西?」
万里,「是什么」
和树,「都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明白,真笨」
万里,「!?」
万里,「姐姐……」
主持人,「哎哟,比赛开始时飞一般的园原选手降速了,脸上写满了不甘」
不对,那是因为手痛。
红,「哈啊、哈啊……」
红,「碧里————!!!」
和树,「呃……」
红……。
红,「碧里!! 加油」
和树,「红……」
万里,「姐姐──」
在旁边闷着的万里忍不住叫了出来。
万里,「去吧,姐姐!!」
和树,「……」
和树,「碧里——!!」
碧里,「哈啊、哈啊……!」
主持人,「后面的追上来了! 快跑,园原选手!!」
万里,「姐姐!!」
红,「碧里!!」
和树,「碧里————!!」
主持人,「最后的五十米──」
………………
然后……
アナウンス,「比赛记录刷新,第一名是,园原碧里!」
观众席,「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游到终点的碧里笑着挥了挥手。
万里,「姐姐……」
万里放下心来似的低语着。
;<背景:暗転>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四校合赛,春野学园的游泳部漂亮地拿到了总合第一。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我们的MVP,园原碧里发言」
碧里,「你好,我是园原」
主持人,「什么,她是一年级的」
主持人,「这实力,这发育,都不像是一年级的水平!」
碧里,「呃呃呃呃」
主持人都是这个样子啊。
观众A,「噢噢噢噢噢」
全场沸腾了。
碧里,「谢谢」
主持人,「恭喜,你想把这次胜利献给谁?」
碧里,「这、这个」
碧里,「喜……喜欢的人」
碧里悄悄地瞟了我一眼……笑了笑。
主持人,「哦哦」
观众A,「哔——哔——」
观众B,「下去吧」
碧里,「但是」
碧里,「我最重要的朋友!」
碧里,「红!」
红,「啊……」
碧里,「我成功了,因为我努力了」
大概碧里在一瞬间察觉到了什么吧……
所以她才能不顾一切地游下去。
为了她弟弟,为了红。
红,「……」
红呆呆地看着碧里。
可能她现在和我想着相同的事情。
红,「嗯」
红,「恭喜你,碧里!」
碧里,「以上,失礼了」
万里,「……」
万里,「……我?」
主持人,「那个,是叫三枝君吗」
和树,「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三年级的主持人走了过来,将麦克风递在我嘴边。
主持人,「让男朋友说一句祝福的话吧」
和树,「呃呃!?」
主持人,「难道,你还以为我们不知道……?是游泳部的人都知道哦~」
主持人满脸坏笑。
和树,「………………」
碧里,「………………」
碧里看着我。
红看着我。
万里看着我。
观众席上的所有人看着我。
然而,我……只看得到碧里。
我和碧里,都需要跨过几道坎。
碧里的弟弟,还有红……说不定她已经察觉到了。
即使是这样,也丝毫没有抱怨,退缩。
碧里只是一个劲地泳往直前。
所以我,现在要郑重地说出来。
红在这里。
碧里的弟弟在这里。
我要切实地传达给越过了重重困难的你。
和树,「……」
和树,「园原……不对」
和树,「碧里,恭喜你!」
和树,「我喜欢率真的碧里!」
碧里,「啊……」
恭次郎,「喂喂」
千乃,「打得真热!」
夏芽,「呃。呃,怎么回事?弟弟君喜欢园原——!?」
红,「现在……」
万里,「哼」
碧里,「和树……」
碧里,「诶嘿嘿」
碧里,「谢谢!」
碧里,「我也……」
碧里,「我也喜欢你!」
;碧里ルート16.txt
;◆EPの話
;<背景:空>
碧里的伤在赛后经诊查为,骨折。
估计是殴打万里带来的混混(?)时负的伤。
而且和手臂本身长时间超负荷工作有一定的关系。
加上强迫自己参加比赛,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几天后,转送到大医院进行精密检查。
;<背景:繁華街>
我正走向与碧里约好的地方。
那不是……
;◆この辺で立ち絵表示
万里吗。
还是一个人无所事事地晃着。
但没有了以前的戾气,是错觉吗,他好像看着什么地方。
阿知华,「好像收敛了些」
和树,「呜哦!?」
阿知华,「那家伙要是组队的话,绝对会让这条街上的势力失去平衡,让人害怕……」
阿知华,「现在看来是杞人忧天了」
阿知华,「附体恶灵訇然消散,憎恶业已从他脸上抹去」
和树,「他好像有点寂寞呢?……还有,你搞错自己的属性了」
阿知华,「跟随他的那群人已各奔东西。只留下暗影之狼的传说,却没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和树,「是吗……」
嘛、嘛……那副样子最好别让朋友看到。
;◆時間経過
;<背景:繁華街‐夕>
车站前的总合医院。
我在出口处等着,碧里终于过来了。
和树,「怎么样?」
碧里,「一个月静养,然后是康复练习……」
和树,「复出呢?」
碧里,「……」
顿了一会儿。
碧里,「不清楚」
和树,「是、嘛」
碧里,「嘛,耐心做康复训练吧!」
碧里,「能和和树到处玩,真好呀。诶嘿嘿」
碧里,「和树……」
碧里,「嗯……」
两人的嘴相互重叠。
大叔,「嗯哼」
背后传来了咳嗽声。
碧里,「为什么!?」
大叔,「哎呀,我记了下时,你们也亲得太久了……」
大叔,「放任不管的话,怕是会变成大叔我无法正视的场面,所以就参了一脚」
和树,「所以,您哪位」
无视我的发问,男人面向碧里。
大叔,「园原 碧里」
碧里,「你是谁」
大叔,「感动了我」
碧里,「你谁」
大叔,「你忍痛奋斗的精神!感动了我!」
碧里,「好过时!」
大叔,「嗯哼」
大叔,「从澳大利亚来」
大叔,「我就是」
说着递给碧里一张名片,我们俩一齐看过去。
青年队强化教练。
大叔,「我在某企业经营的体育俱乐部,担任青年队的教练」
大叔,「园原 碧里」
碧里,「是、是」
大叔,「你游起泳来……真是不得了,说的好听点是矫健,但也太乱来了」
大叔,「虽然受伤了,却能竭尽全力,真厉害」
碧里,「你在说什么,谁要你承认……」
大叔,「但你的才能确实数一数二」
大叔,「浪费才能可是罪过,园原 碧里」
大叔,「天将降大任于斯,你有你该干的事情」
大叔,「为了将来做出最好的选择吧,园原碧里」
碧里,「什、什么呀,这么突然」
大叔,「来澳大利亚」
和树&碧里,「「呃呃呃呃」」
碧里,「等一下,话题太跳跃了,为什么」
大叔,「哈哈,年轻就是好呀,你们俩这几个月的关系不也是飞跃性的吗」
碧里,「……」
大叔,「嗯哼」
大叔,「我有个熟人在悉尼经营着一家医院」
大叔,「在体育医学……中的游泳领域,可拥有世界级的水准呢」
大叔,「不只是让你的手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还能给你准备最先进的练习方案」
大叔,「当然普通的康复训练也能治好」
大叔,「不过在我们那里,不仅能节省时间,还能在康复训练中高效率地练习」
碧里,「……这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为什么是我」
大叔,「刚才已经说了,你有与此相应的才能,而且……」
大叔,「被你游泳的样子感动了」
大叔,「被忍痛游泳的你!感动了!」
碧里,「好、好假……」
大叔,「嗯哼」
大叔,「你不止是游得快,更像是给人展现一种美感的游泳,如同要给予别人勇气一般」
大叔,「我认为运动员就该有这种素质,比普通人更有才能,更努力,奋斗是无法被取代的」
大叔,「给予某人勇气」
大叔,「你拥有这种能力」
大叔,「希望你不要浪费了,园原 碧里」
碧里,「……」
大叔,「想好了就拨名片上的号码。我等待着你充满勇气的回答」
大叔一个劲儿地把想说的说完,又自顾自地背过去。
然后顺理成章地离开了,是错觉吗,他好像瞟了我们一眼。
;<背景:暗転>
;<背景:電車>
几天后的周末。
碧里,「之后,那个大叔……好像是姓桂田,打电话来我家了」
碧里,「可以的话,他希望上我家详细商量」
和树,「你家人说了什么」
碧里,「各方面都需要担心,如果我去的话,他们会想办法给我相应的支持」
碧里,「我……」
碧里,「很迷茫」
碧里,「在这边休养的话,又不是恢复不了」
碧里,「不管有多么先进的设备,为此去适应自己不习惯的海外生活,,我觉得很难熬」
碧里,「最主要的是……」
碧里,「我想让和树做最后的决定」
和树,「是吗」
这是碧里的问题,当然也是我的问题。
这次选择,将决定我们是否异地。
碧里,「话说,话题有些转进,我有想让你见见的人」
和树,「呃,这么突然」
想让我见见的人……
难道!
家、家长!?
一下子就扯到了家长。
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就要见家长了吗。
;<背景:空>
;■ホームの方が良い気がするが?、ホームは学園側の駅?
怎么办。我现在穿着普通的运动服,早知道穿校服了。
和树,「啊、碧里……这种事你要提前告诉我啊」
碧里,「这边这边」
于是,到了车站,碧里朝那里的人挥着手。
和树,「已经来了吗!?」
和树,「嗯哼」
和树,「还是第一次见家长呢!啊,我是和碧里交往的三枝和树!」
万里,「……」
万里,「哟」
和树,「……」
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人。
和树,「怎、怎么,复仇吗?」
碧里,「不是的。我想我们三个一起去个地方」
碧里,「在这之前」
碧里抓住万里的肩膀。
万里,「……」
万里板着脸……
万里,「之前的事……对不起了」
稍稍低下了头。
;<背景:繁華街>
万里,「……」
万里,「呐……我有事那问你」
碧里,「什么」
万里,「姐姐的手受伤,不会是因为……」
碧里,「呃……那个」
碧里像求救一样看着我。
不想让弟弟陷入自责吧。
和树,「不对」
和树,「是其它原因」
万里,「什么嘛,你知道原因?」
和树,「哎呀,那个……」
怎么办,必须要找个像样的理由。
万里,「……」
可是,弟弟以威压的视线看着我。
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他看透一般。
碧里,「对、对了!」
碧里好像找到了适当的理由。
碧里,「H的时候,不小心扭了手」
万里,「……」
万里,「哈?」
碧里,「啊哈哈,太激烈了。不小心、扭了……啊哈哈。讨厌,和树好猛!」
和树,「啊哈哈……。你、你也是」
万里,「……」
碧里,「为什么」
和树,「(喂,碧里,这可糟了!)」
碧里,「(是啊……!)」
万里,「……」
碧里,「……万里?」
万里,「啊啊啊啊啊啊」
坏掉了。
万里,「啊啊啊啊啊啊」
万里,「杀了你!」
万里,「杀了你!!!」
好、好吓人。
和树,「对我的怨念好强。因为是你的弟弟可能你不觉得,但在男方看来他太恐怖了」
碧里,「万里能敞开心扉地和某人谈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说不定他喜欢你呢」
碧里悠哉地说着。
和树,「哪里算敞开心扉」
和树,「呃,话说我们是要去哪儿来着?要去干啥」
碧里,「去打个照面」
和树,「打个照面?」
哈。
果然是见家长吗。先解开我和弟弟的结……
和树,「碧里。这样是不是有点仓促啊,我不是不愿意,但也要做些准备」
万里,「……」
;<背景:暗転>
然后,我们到了……
;<背景:喫茶店>
万里,「真的对不起!」
一进店,万里深深地低下了头。
原来打个照面是指的这个啊。
万里,「因为我的任性……给这家店里的里沙和红添了麻烦!」
应该是被碧里说教了吧,拼命地低着头的他挺符合率真的晚辈形象。
红,「……」
里沙,「……」
红和里沙眯着眼看着万里。
嘛,终究是个小孩子……
红,「不原谅」
里沙,「绝不原谅」
红,「道个歉谁都会」
里沙,「至少准备铁板烧吧」
和树,「喂!」
里沙,「算了,就让你在这里打工作为赔偿吧」
和树,「我说,又没给店里造成损失,不要欺人太甚」
红,「哪里!咱可是被监禁在店里三十分钟」
里沙,「脆弱的少女心被伤害了,别想就这么完事」
红&里沙,「「呵呵呵」」
最近发现,红和里沙臭味相投,说不定会让红的性格变得更坏。
里沙,「园原!的弟弟吗。应该用得上,毕竟你姐姐可是怎么玩都玩不坏的超级机器,园原碧里」
碧里,「才不是」
碧里,「嘛,你想怎么用万里就怎么用吧,姐姐我发话了」
万里,「呃呃!?」
和树,「喂,确实弟弟有错,但他不是已经好好反省了吗」
里沙,「咕咕。他会发出怎样的悲鸣呢,好期待」
红,「咕咕」
万里,「唔……」
和树,「喂,别欺人太甚。他比你们还要小」
里沙,「所以才要好好给他上一课呀」
万里,「啊呜呜」
真的在害怕。
和树,「她们没分寸,真发生什么就叫我」
万里,「才不想欠你人情」
和树,「这、这样啊」
和树,「那我先走了,老妈还有东西让我买」
碧里,「啊,那我也走了」
和树,「(碧里待在弟弟身边好些吧。他真的在害怕)」
碧里,「(不用了,那孩子……因为我,很不擅长应对年长的女生)」
;>>ひそひそ声です。
红,「兄长」
刚踏出店门,红的声音从身后穿了过来。
和树,「哦,怎么啦,红。往东西了吗」
红,「倒不是」
稍稍闭上了嘴。到底什么事。
红,「咱有话要说」
和树,「呃」
红,「……」
心跳加速。
想起了信的事。
红,「兄长要陪父亲出差的时候」
红,「咱也跟过去就好了……咱现在认为」
和树,「……」
红,「“一起去吧”,咱在兄长走的时候是想这么说的。然而只是想」
红,「总之马上就会回来吧……然后继续一起生活,又想了一大堆理由说服了自己」
红,「但是,咱现在觉得当时应该跟过去的」
红,「所谓的现在,转瞬即逝。就应该和重要的人度过」
红,「咱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红,「就这么多!咱回店里了」
和树,「红……」
是知道我和碧里的事了吗。
我明白红想说什么。
但是我……
;◆時間経過
;<背景:喫茶店‐夕>
#textbox message1,name1
碧里,「所以,和树……学长她」
万里,「啊啊」
碧里,「那个时候,和树……学长他」
万里,「啊啊」
碧里,「然后,学长……和树……不对。学长他」
万里,「……」
碧里,「你在听吗?」
万里,「再听」
里沙,「喂,园原兄妹。一杯咖啡打算喝到何年何月」
碧里,「啊、抱歉!」
碧里,「(咦,都这个时间了。得给和树发条短信)」
碧里,「那我回去了」
万里,「啊啊」
碧里,「再见,红。今天对不住了」
红,「哦」
……………………
万里,「……」
红,「什么嘛」
万里,「你的哥哥……」
红,「什、什么事」
万里,「……是个好人」
红,「……」
红,「知道」
万里,「……」
……………………
;◆効果音:ぶーぶーとバイブ音
万里,「嗯?姐姐……手机忘带了」
万里,「哼。从以前开始只要沉进去就对周围的事不闻不问……」
万里,「哦哦,短信。切。这种时候,谁呀」
万里,「啊啊?『三枝 和树』……?」
万里,「……」
万里,「哼,真难忘了他」
;◆効果音:パカ
和树发的短信,『到接吻的时间了』
万里,「……」
;◆効果音:ぶーぶー
和树发的短信,『等你的吻。那么』
万里,「……」
和树发的短信,『啾!』
万里,「…………」
和树发的短信,『今天,你的反应不太好啊』
和树发的短信,『舰长,前方发现嘴唇!』
和树发的短信,『准备波动啾』
和树发的短信,『发生!』
和树发的短信,『嘣——。嘣——』
和树发的短信,『波动,啾』
万里,「…………………………………………」
;<背景:自室‐夕>
#textbox message,name
哦。终于有回复了。
哎呀呀,我单方面发过去,感觉好奇怪,有点不安。
碧里发的短信?,『敌舰消灭』
;◆音声なしでお願いします。
和树,「解决了?」
碧里发的短信?,『干得不错,各员,返航』
和树,「品牌」
#textbox message1,name1
和树发的短信,『收到,舰长!不对,舰啾。什么的』
万里,「…………………………………………」
碧里,「万里!!」
碧里,「哈啊、哈啊。手手手手、手机!落这里了!」
万里,「…………给」
碧里,「谢、谢谢。有短信吗?」
万里,「没」
碧里,「太好了。和树现在是待机模式」
万里,「……」
碧里,「你没擅自偷看吧?」
万里,「没看,什么都没干」
碧里,「是、是吗?那就好」
万里,「那个……」
碧里,「什么」
万里,「你要和他,好好相处」
碧里,「你不说我也会」
万里,「啊啊……」
;◆日付変更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textbox message,name
几天后。
我和碧里在车站碰头后,一起去了泳池。
因为是周末,所以泳池没人。
碧里,「……」
碧里把脚伸在水里发呆。
来这种地方,话题就已经确定了。
和树,「碧里」
我知道碧里不好开头,所以我先发话了。
和树,「你心里有打算了吧」
鸦雀无声。
碧里,「我……很喜欢游泳」
碧里,「想要更快地,在游泳中绽放自己」
碧里,「让跟多的人看到我」
碧里,「所以……所以……!」
碧里,「以后不能尽情游下去什么的,我不要」
碧里,「但是……永远见不到学长,更不要」
和树,「不是永远」
和树,「我一直在这里」
和树,「而且,现在做出错误决定的话,可能以后就无法游泳了」
碧里,「是」
碧里,「正如和树说的那样,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和树,「澳大利亚好远啊」
……
“我和你一起去吧”,这只能嘴上说说。
现实中有好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前的事情,生活上的事情……。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陪父亲出差的事。
那时顺应父母的期待,像是在说“交给我吧”一样奔出了家门。
直到回来之后我才有所思考。
做出决定的时候,应该考虑更多的。
和树,「我……」
碧里,「我希望和树,可以待在红,还有万里的身边」
和树,「……呃、额额。那个、你弟弟的身边??为、为什么」
碧里,「那孩子只是别扭,其实是喜欢和树的」
和树,「虾米!?」
碧里,「以前也是」
;◆回想
;<背景:繁華街>
万里,「姐姐,我有话要问你」
碧里,「什么」
万里,「你不是在跟一个叫三枝和树的人交往吗,有他的照片吗」
碧里,「有、有啊。怎么啦」
万里,「可以……给我一张吗」
碧里,「……」
碧里,「为什么」
万里,「别误会!」
万里,「那家伙太气人了!我要在他的照片上扎刀子解气」
碧里,「好、好黑……」
碧里,「嘛、算了。不要用在奇怪的地方就好了」
万里,「嘿嘿」
;◆回想終わり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和树,「好恶心!」
碧里,「不不,红着脸的那一部分是我的修辞」
和树,「够了,别用奇怪的夸张手法」
碧里,「但是,我看见他把你的照片摆在床头,这是事实。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
和树,「不要再说下去了——————」
打个比方,如果,现在有和碧里一起去澳大利亚这个选项。
当然,在说服家长,还有钱这方面有很大的问题。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我自己的感情。
碧里,「学长……」
碧里在试探性地看着我。
和树,「我……」
那个大叔说完之后,我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现在,应该大声说出来。
和树,「我留在这里」
和树,「家里有红,老姐,老爸还有老妈袋……我现在应该留在他们身边」
碧里,「是」
碧里,「那,学长」
碧里,「我们要分别一段时间了呢」
……我点了点头……这时
;>>挿入歌スタート
???,「不用分别」
后方传来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令人怀念的声音。
碧里,「呃……」
和树,「红、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穿成那样」
红,「看!」
;◆ばいーんと、红の立ち絵をアップにするような演出ができたら。
和树,「那可不是泳装该有的架势」
红,「不是看咱!看咱手里的东西」
碧里,「手里的东西?」
红,「这个……」
和树,「什么……存折?」
红,「这是咱这两星期打工赚的钱」
和树,「呃」
红,「大概能买张机票吧」
红,「兄长……」
红诚恳的看着我,恐怕,这是那件事之后第一次。
红,「去澳大利亚」
和树,「…………你」
红,「快去,兄长」
和树,「……红」
红,「……」
和树,「不行」
红,「……」
和树,「你、姐姐、大家」
和树,「我离开你们太久了。现在终于回来了,却又要去远方」
红的信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兄长让你受苦了。
和树,「我做不到……」
红,「……」
红,「别小瞧咱」
和树,「呃」
红,「别小瞧咱,兄长————」
啪嚓!
和树,「哦哦」
红跳进了泳池。
是为了这个才穿泳装的吗。可是。
红,「呃咳呃咳」
自杀!
红被打击到打算投水自杀了吗!
和树,「红,我来救你」
碧里,「呃,等一下,那是……」
和树,「嘿!」
噗通。
红,我现在就来,救……
和树,「咳呵咳呵」
……呛水了。
碧里,「学学学、学长!现在就来就你」
噗通。
和树,「哈啊、哈啊……」
碧里,「没事吧!?」
和树,「大概」
碧里,「不会游泳为什么还要跳下去」
和树,「哎呀,先解决红的事」
在焦急的我的面前,碧里微笑着。
碧里,「没事,你看看」
红,「咳呵咳呵咳呵」
……胡乱挥舞着手脚
和树,「能游泳了……?」
并没有沉下去。
虽然慢,她确实在一点点向岸边靠拢。
和树,「红!!」
对了,红一直都在努力着。
……一定,也在我的事情上努力了。
即使知道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
即便如此……
这个春天,对红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这已经……
是可喜可贺的事了。
和树,「红,加油!!」
碧里,「加油,红!!」
红,「咳呵咳呵咳呵噗啊」
一点点。
还差一点点。
体力快透支了吗。
红,「咳呵咳呵」
软绵绵地挥舞着手臂。
但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呢。
就像是前几天的碧里一样,我带着同样的心情看着现在的红。
红,「咳呵咳呵」
红,「噗、咳呵。咳呵咳呵」
看着红的身影,我想起了一封信。
送给我的
匿名的
另一封信。
;◆红の信パートです。何か演出が出来たらいいですね。白背景に中央文字表示とか。無理でしたら、白背景で文字だけ流すとか。
;◆回想っぽく、红と和树の日常を表示させてもいいかも。
;◆声は入れていただけたらと思いますが、名札表示は非表示などでいいかなと。
;■余裕があったら対応
信,「很抱歉突然给你写信」
信,「有话想要传达给三枝和树,故在此起笔」
信,「我是这个春天入学的一年级学生」
信,「崭新的学校生活多姿多彩,我度过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前几个月」
信,「在那段时间中,我遇见了你」
信,「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你」
信,「一看到你我的视线就被你吸引,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想着你的容貌」
信,「我一定,没有勇气传达这份感情吧」
信,「可能会被讨厌」
信,「可能会给你造成困扰」
信,「如果连看你都不行了,那对我来说太残忍了,我会不知所措的」
信,「但是,我最好的朋友教会了我」
信,「越过名为不安的这道坎,前方就是幸福」
信,「我又内向又胆小,从小对待事物就总是抱消极态度」
信,「但我在这个春天挑战了各种事情」
信,「还谈了人生中第一次恋爱。与你」
信,「既有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获得的东西。也有无法完成的事」
信,「但是,我并不后悔,再怎么艰苦,努力过的青春无需后悔」
信,「努力过,和遇见先要努力获得的东西的喜悦,是不会变的」
信,「所以,即使不被允许,我也要喜欢你,眺望着幸福的时光是不会磨灭的」
信,「我有话要跟你说」
信,「放学后,在图书馆旁边的空教室见」
;<背景:プールサイド>
红,「咳呵咳呵咳呵」
和树,「红!」
碧里,「红!!」
还剩五米。
那只手,触碰到了岸边。
红,「噗哈!! 哈。哈啊……哈啊……。哈啊」
红游上来了。
;◆和树が红が泳げるようになるまで泳がないと約束したシーンの回想
一定,我也会追随着红学会游泳吧。这是约定。
然后我们,将到达各种各样的地方。
;◆3人の、祝福的な絵ヅラになれば。
碧里,「好厉害,红!」
和树,「真能干」
我和碧里伸出手,红爽快地握住了。
红,「哈啊、哈啊……」
调整着呼吸,“呵呵”地笑了出来。
红,「看到了吗!」
红,「碧里。兄长……」
红,「让你担心了」
红,「但是,兄长」
红,「不对,学长」
红,「咱已经没事了」
红,「这个春天的努力,咱一点都不后悔」
红,「谢谢」
;碧里ルート17.txt
;>>挿入歌終了
;朝
;<背景:桜並木>
碧里,「学长!」
走在旁边的碧里突然站住,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碧里还是有些生畏叫我学长。
碧里,「我已经反省了!」
和树,「……诶?」
和树,「反省什么」
碧里,「前几天的事,明明我们是去约会的,可我只为自己考虑……拉你踢足球什么的」
那件事呀。
和树,「碧里高兴我就高兴」
其实我也玩得挺开心的。
碧里,「和树……」
碧里,「不! 我、我也是,比起自己,更想让和树高兴」
和树,「谢谢」
和树,「那下次就让我……」
碧里,「下次,我一定会作出更合适的约会计划的!」
碧里,「那么,学长,下个星期天有时间吗???」
和树,「哎呀,原来你不是让我制定计划的意思啊」
碧里,「我会加油的!」
又变成那个运动系的园原了……
和树,「反正最后一定会变成运动,像是球类什么的」
碧里,「不是球类!」
和树,「盯……」
碧里,「哈! 对不起!」
碧里,「这样下去不行……」
碧里,「以前我是个肌肉脑」
碧里,「但现在……」
;◆効果音:ぱんぱかぱーんみたいな
碧里,「我要变成恋爱脑!」
和树,「……」
恋爱脑什么鬼。
碧里,「呃,说了奇怪的话」
和树,「呐,恋爱脑是什么?新的借钱方式?」
碧里,「不是!」
;◆日付変更
;昼
;<背景:繁華街>
电器街的一角。
摆放着一排游戏机。
大概是,偶像什么的……咦,不是的。
碧里,「为了学长,我今天做足了准备」
和树,「为了我?」
碧里,「学长,喜欢这样的吧」
和树,「这个……」
碧里,「喜欢、对吧」
碧里双眼放光地看着我。
喜欢……吧。可能是前阵子,红在我的房间恶作剧,给她留下了这种印象。
就当是喜欢吧。
这也是她精心为我准备的。
和树,「喜欢!」
碧里,「噢噢」
和树,「萌!」
碧里,「噢噢」
和树,「那、到底要做什么。两个人一起物色galgame吗」
碧里,「当然不是」
和树,「那……」
说是要去哪儿来着。
碧里,「我、我、我有点事。和树你,稍微打发下时间吧」
和树,「呃呃?」
这么突然???
碧里,「一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再见!」
比划了一下,碧里哒哒哒地跑开了。
……
明明是约会,却要分开购物,这算什么意思。
算了。
我也到处转转好了。
可她到底是要去干嘛呢。
边走边思考,突然有感兴趣的东西映入了眼帘。
;<背景:暗転>
……………………
;<背景:繁華街>
我们在约定的场所碰面了。
碧里提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袋子。
和树,「你去干嘛了」
碧里,「保密」
和树,「??? 那,接下来去哪儿」
碧里,「唔……去哪儿好呢」
碧里自顾自地环视着周围。
碧里,「学长!」
碧里,「我们,去那儿吧」
碧里拉着我的袖子,指向了……
和树,「那儿是」
什什什什、什么鬼。
和树,「我就是喜欢你这份率真」
碧里,「什、什么嘛。讨厌……不过,谢谢你」
;<背景:白>
俺は非常に、興奮していた。
思いもかけず、初ラブホテル!
ラブホテルってこんな風になってるんだな……
向こうでごそごそやっていた碧里が戻ってきた。
と、その姿を見て、愕然とする。
和树,「そ、それは……」
やたらと露出過多な、ファンタジックな衣装。魔法少女というのか、
碧里,「コスプレ、してみました」
和树,「おお」
碧里,「『まじかるあおりん、いっくよー♪』なんちゃって」
なんとなく聞き覚えがある。確か、日曜の朝にやっているアニメだ。
きつねか何かから力をもらい、魔法少女になって世界を救う戦いにいどむ女の子のお話……だっけ。
碧里,「落ち着いて見てもらえるところを考えたんですが、ここぐらいしか思いつかなくて」
和树,「それで、ここか」
いやしかし、そうは言っても。
和树,「入ってみたかっただけじゃないのか」
碧里,「そそ、そんなことないですよ!」
ぶんぶんと手を振って否定する碧里を見つめると、碧里は少し観念したように、
碧里,「いや、ちょっとだけありました。なんかお城みたいで、可愛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和树,「確かに」
碧里,「じゃぁ、これでどうですか。うりゃ」
っと、碧里はいきなり、スカートをたくしあげた。
和树,「きゃぁ」
碧里,「何がきゃぁ、ですか。こっちの方が、恥ずかしくな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碧里,「下着もちゃんと、アニメで出てくるやつが売ってたんですよ。すごいですよね」
和树,「す、すごいな。それはつまり、アニメで下着が出てきたということか。ちょっと確認したくなってきた」
碧里,「えへへ。見て、いいですよ」
和树,「ん……?」
和树,「碧里……、下着が、ぬれてる」
碧里,「はう!?うそ!?はぅぅ」
和树,「なんだかんだと、碧里も興奮していたんだな」
碧里,「だ、だって……」
和树,「なんか、碧里って、濡れるのが早いような」
碧里,「それはだって、水泳してるから」
和树,「言い訳になるか!」
碧里,「ひーん」
碧里,「だ、だって。恥ずかしいですし」
碧里,「……それに……和树だって……」
碧里がじっと、俺の下腹部を見つめていた。
和树,「え」
碧里,「和树のそこだって……すごく……固そう」
和树,「う……」
ぱんぱんに膨らんだ股間に、碧里がうれしそうに笑う。
碧里,「やっぱり和树は、こういうアニメの女の子の格好が好きなんですね」
和树,「いや、違うぞ。そういう格好が嫌いとは言わないが」
和树,「俺はただ碧里が好きなだけだっ」
碧里,「あう」
碧里,「うう。そんなこと言われたら、もう我慢できなくなっちゃいます」
和树,「ん……。碧里、しよう」
碧里,「ちゅ、む。ちゅる、ちゅぅ。んん」
和树,「ちゅ、む。ちゅるる、ちゅ、む、ちゅぅ」
碧里,「あ、ふぅ……ん」
碧里,「んは……は、はぁ…」
碧里の上にのしかかり、ペニスを膣口にあてがった。
碧里,「はっ、あっ、あっ、あっ……」
ずぶぶ……。
碧里,「ああっ、は、はいって……はうううう」
ペニスは膣内に大した抵抗もなく入りこんでいく。
きつくて、狭いけど、もう、俺の侵入に慣れてしま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碧里,「和树、気持ちいい?」
和树,「すごい気持ちいい……」
碧里,「よかったぁ……ん、んっ」
碧里,「はっ、あっ、んん。あたしのあそこ……こんなに……んぁっ」
和树,「すごい……震えているな。あ、んん」
碧里,「うん。ヒクヒク、してるよね……はぁ……はぁ……」
碧里,「あああっ、あっあっ……はっ、あああっ……あふっ……んっ、んく……」
碧里がゆっくりと腰を上下させはじめる。
和树,「んっ。碧里……」
碧里,「ふぁっ、あっ……か、和树、動いちゃっ。んぁっ!」
俺のほうから、腰を突き動かす。
膣内はふるふると痙攣していて、俺を歓迎しているようだった。
和树,「ほら、碧里……」
碧里,「あっあっ、だめ、だめぇ。……ふぁっ!」
碧里,「あふっ、あっあっあっあっ、も、もっとして、もっと……あんっあんっあっあっ」
だめだと言われても執拗に突きあげ、膣奥をつついてあげると、
碧里の秘洞はきゅんきゅんと収縮し、俺のペニスを締めあげてきた。
しぼられるような強烈な締めつけと、火傷しそうな熱さに、俺のペニスも興奮し小刻みに打ち震えている。
碧里,「あっあっあっ、あたしのあそこ、とけちゃ…………んっ、んぁっ」
和树,「こ、こっちも、やば……。とけそうっ」
碧里,「い、いいよっ、和树。だ、出しちゃってっ、あっあっ」
和树,「いや、まだだ。おれだけではいかん。お前も道連れだ」
碧里,「はぇ」
俺は、腰を突き上げながら、膣口の上にある突起を指で摘みあげてやった。
碧里,「ひぁんっ!? うぁっ! あっあっ!」
碧里,「そこは、は、だめ、です!あっあっ!!」
和树,「う、ぐぅ!」
膣内の痙攣が増し、おそろしいほどの快感がペニスを襲う。
碧里,「ああっ! あっ、あああっ! あっあっあっあっ!」
これは、もう。いきそうっ。
碧里,「ひっ!? あっ、ああぁぁっ!」
碧里,「ふぁあ、んぐ、あぁあん!あん!あっ、ふぁはあ」
和树,「う、お……っ」
碧里,「はぁっ、ああぁ……あっ……出しちゃいましたね」
和树,「うう……そうだな」
碧里,「えへへ。こいつが、あたしの中で、いっぱい気持ちよくなったんですね。うりゃうりゃ」
くねくねと動かしてくる碧里。
和树,「う、あ。やめろ。気持ちよすぎて……しぼりとられそう」
膣内だってものすごい勢いでざわめいていて、漏らしてしまった俺のペニスもまったく萎える気配がなかった。
和树,「大好きだ、碧里……」
碧里,「和树……」
碧里,「ふぁっ、あっあっ……あ、だめ……んんんんっ」
びくびくびくびく!!
和树,「んくっ」
碧里の膣内が凄まじい痙攣を繰り返し、碧里はそれに堪え忍ぶように上半身を屈した。
碧里,「はぁっ、はぁっ、はぁっ……」
和树,「お、おい……大丈夫か?」
碧里,「和树が、あんなこと言うから。先輩のおち○ちんが、もっとほしくなっちゃってます。あたしの中が、ひくひくしてますよ」
碧里,「うう。あたしも、大好きです……」
和树,「エッチするのが?」
碧里,「違います。一緒に登校したり、いちゃいちゃ……したりするのが、好きなんです」
碧里,「…………エッチするのも、好きですけど」
碧里,「う、ふぁ。とにかく、全部好きなんです。好き」
和树,「碧里……」
ダメだ。可愛くて、愛しくて。気持ちが、おさまらない。
碧里,「んぁっ、あっあっ……ちょ、先輩のおち○ちん、なんかまた大きくなりましたよっ。あ、あ」
和树,「碧里がエッチなこと言うからだ」
碧里,「あっ、あうっあんっ! だ、だって」
碧里,「あっ、んぁっ……ず、ずっとこうしてたい……っ」
碧里,「和树、和树……んぁっ、あっあっあっ!」
和树,「はぁ、はぁっ。俺っ!できたら、ずっとこうしてっ」
たゆんたゆんと揺れる乳房をぎゅっとつかむ。
碧里,「んぁっ、あっあっ! くふっ、んっ、んんんんっ!」
和树,「俺も、碧里がしたいだけ、するからっ」
碧里,「ふぁっあっあっ……ひゃっ、あっああっ!」
乳房をもみしだき、尻をぎゅっとつかみながら、腰を突きあげる。
碧里の方も、背筋を何度もくねらせて、膣肉を俺のペニスに絡みつかせていた。
碧里,「あっあっあっあっ……ああっあっ!」
和树,「碧里っ……碧里っっ!!」
碧里,「和っ、和树!!あっあっ……んぁっ! あっ!」
碧里,「んっ……んぁっ!かきまぜられてる!」
碧里はその髪を振り乱して感じまくり、その淡いピンクの唇からは涎すらこぼれさせている。
碧里,「んひゃんっ! あっあっ……あふっ……んんっ! はっ……あっ……んぁあっ!」
出し入れするたびに、水音がぐっちゅぐっちゅと大きく響いていた。
ベッドが、ぎいぎいと音をたててきしんでいる。
碧里,「ああっ!もう、もうダメ!あそこ、とけちゃう、とけちゃうよぉ!」
和树,「お、俺のはもう、とけてるっ」
再び、射精の欲求が、むらむらとわきあがってくる。
碧里の中の膣肉も、みだらにペニスをしめつけてくる。
碧里,「んはっあっあっあっ! あ。あたし、んっんっ、いっ、イッちゃ……イッちゃう」
和树,「俺も、もうっ」
フィニッシュに向けて、さらにお互いの体を強くぶつけあっていく。
和树,「碧里っ、碧里!!」
碧里,「あああ! あっ、あっあっあっ!」
和树,「う、ぐううう」
膣奥を突きあげ、一気にそれを解き放つ。
碧里,「ああああああぁぁぁぁっっっ!!」
びゅるっ。びゅうううっ!!
灼熱の白濁が、碧里の中に注ぎこまれ、いっぱいにしていく。
和树,「碧里……!」
碧里,「和树……ふぁああああっ!」
碧里,「熱いよっ……あ、あ、あ、あつい」
俺の猛りはそれでもまだ治まらず、何度も何度も執拗に碧里の身体を突きあげて、子宮口をぐちゅぐちゅと犯した。
碧里,「す、すごいのっ、ああ!あっ、ああっ!」
和树,「碧里っ……碧里っ……!はっ!はぁっ!」
碧里,「ひぁっ、あんっ……すご、すぎっ……あっあっ……」
碧里,「まだ、和树のおち○ちん……熱いよ。あっ、ま、またびくびくって……はふっ」
碧里,「和树……」
碧里が倒れ込んできた。唇を重ねる。
碧里,「んっ。ちゅぅ。ちゅる。んんんっ……ぷ、はぁ」
和树,「ん……ちゅぅ」
そのままベッドに倒れ込み、ずっと体を絡ませ合っていた。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夕>
碧里,「今天玩得很开心!」
碧里,「和树呢,觉得怎么样?」
和树,「开心」
主要因为,做了各种事。
碧里,「咦,话说,分开购物的时候,和树去干嘛了」
和树,「……没什么,到处逛了逛」
碧里,「……可疑。你那袋子里装的什么,为什么刚刚要藏在后面」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哈。真的!? 为什么我手里会有袋子???」
碧里,「演得好假!?堆的那么满,到底是什么啊??」
碧里敏捷地抢走了我的袋子。
将里面的商品迅速拿出来,看了一眼,微微张开了嘴。
碧里,「galgame……」
碧里,「你都买了什么!」
和树,「这又怎么了,这次约会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碧里,「话是这么说……」
碧里,「唔姆,虽然是二次元的,但你和其它女孩子亲热,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碧里,「话说我记得和树的房间好像没电脑啊,能玩吗」
和树,「嘛,还是有PS的」
碧里,「不不,PS玩不了吧。不过好像最近能播一些蓝光碟了……」
和树,「微妙的有些在意,为什么碧里会对这方面的事情知道得如此详细」
碧里,「不不不是啦,因为我那个弟弟,所以知道得比较清楚」
和树,「你们到底在家都谈些什么,我对你弟弟稍微有点感兴趣了」
碧里,「PS3。还是2」
和树,「PS1。黑白的那种」
碧里,「呃。哎呀,那可玩不了吧」
和树,「能用吧!」
碧里,「太老了!你活在哪个时代?」
和树,「土星能玩galgame!在男校的时候和朋友聊天,听他们说世嘉土星能用来玩galgame」
碧里,「快醒醒,那是十五年前的御宅族的话题」
和树,「是吗,时代变迁如白驹过隙啊」
碧里,「那句话已经死了」
和树,「!?」
好过分的话,心有点痛。
和树,「明白了,那就买小霸王吧」
碧里,「别在奇怪的地方对着干啊!我们不是在聊电脑吗!?」
和树,「哈哈。碧里。现在的人都拿手机当电脑用了,你太过时了」
碧里,「明明自己刚才还在提土星……」
碧里,「总之那个游戏没电脑不能玩,也不能卖给未满十八岁的人」
和树,「后半句完全没问题」
和树,「哦嚯嚯……难得买到了」
碧里,「……」
碧里,「打起精神来,不是还有我吗」
和树,「碧里……」
碧里,「那个……我会像今天一样,穿各种衣服,侍奉你。……什么的」
柔弱的语言让我的心一紧。
和树,「但是碧里……」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说不了不得了的话。
碧里,「呃?」
和树,「……不」
只说到一半。
碧里,「你说啥」
和树,「不穿就行了」
碧里,「…………你说啥」
;>>怒っています。
和树,「骗你的,我怎么会这么说呢」
碧里,「那你想说啥」
和树,「那个……」
和树,「碧里穿什么都可爱……!」
碧里,「……」
碧里,「呼呀」
和树,「!?」
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碧里,「和树……」
碧里,「哎呀哎呀!」
和树,「!?」
奇怪的表情。
和树,「总之我很开心,回去吧」
碧里,「诶嘿嘿,回家吧」
我和碧里所处的环境,虽然有些紧张。
但是,只要有这份笑容
我们就能越过任何困境。
碧里,「诶嘿嘿,最喜欢你了……啾♪」
;樱個別01.txt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効果音(チャイム音: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
今天的课程结束了。
虽然是这样,教室里还残留着包括我在内相当一部分学生。
和树,「(总觉得……心情还是很浮躁……从创立祭以来)」
前几天举行的创立祭以巨大的成功结束了。
我也被执行委员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那大概就是充实吧。
所以,一下子回到平凡的日常,多少有点困惑。
还有,如果要说我周围有什么改变了的话……
学生A,「哎ー玉森同学的料理就做出来了ー!好厉害」
樱,「啊哈哈,我还差得远呢ー」
学生B,「上次创立祭的时候也参加了料理比赛吧?你看那个时候的照片已经出来了ー」
樱,「诶!?为,为什么有照片」
学生C,「因为小樱很有人气啊ー」
还是老样子啊,不管班内还是班外都很有人气的玉森。这是与平常一样不变的日常。
男子学生,「呐ー呐ー玉森同学,今天要开创立祭的庆功宴,玉森同学去吗?」
等等。
和玉森开庆功宴这宝贵的权利,难道不应该属于作为执行委员一起出过力的我吗……
樱,「诶……那个」
突然,玉森的视线转向这边。
樱,「对不起,下次吧?」
和树,「(…………)」
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是和玉森的距离感。
是创立祭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的原因吗。
从以前是朋友的朋友那种微妙的距离开始,一步步地接近。
虽然说,很平常地跟她交个朋友就好了。
和树,「(但是……玉森还是很可爱啊)」
不是作为朋友感到亲切,而是我想和可爱的女孩子搞好关系……
那些以交女友为目的的男生,不得不一一注意。
男子学生,「呐,来吧玉森同学,呐?只要30分钟、去庆功宴吧?呐?」
樱,「那,那个……」
男生死咬不放的邀请,让玉森感到很困扰。
没办法……
和树,「那个,打扰一下。玉森她……」
樱,「啊……」
千乃,「小樱是我的ーー!!」
解救女主角的危机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千乃。
樱,「小千乃……」
千乃,「小樱已经没事了ー」
樱,「小千乃……!」
我只是呆呆的站在那儿。
男子学生A,「咯咯,五味渕又来了」
男子学生B,「我们只是邀请一下,没有……没有在听,已经进入二人世界了……啊、呜、对不起,什么都没了,祝你们幸福」
以苦笑收场的学生们。
他们的心情我都可以理解,我也和你们一样。
和玉森不管关系有多好,机会却全都掌握在千乃的手上。
千乃,「好危险啊ー小樱。我会送你到家的ー」
樱,「啊ー真狡猾,明明是我想先邀请的ー。小千乃一起回去吧?」
千乃,「好,回家吧,一起送到森林」
总觉得啊……
这情况让人无法融入。
樱,「三枝君,走吧」
和树,「诶……」
千乃,「不要再发呆了ー。和君也是小樱和千乃愉快的伙伴吧ー?」
和树,「从名字上看,我似乎没有插足的空隙」
千乃,「什么、和君又有什么事?似乎没有呢,那今天我们也一起回去吧ー」
还有,要说以创立祭为契机改变的事的话,那就是这样三人一起放学回家变得很理所当然。
千乃,「喂,快点,三人不在一起是不行的」
和树,「啊啊,我知道了」
樱,「啊,我去下厕所」
千乃,「我也去ー」
和树,「我也去ー」
樱&千乃,「「不要跟过来」」
;◆背景(暗転)
;◆背景(樱並木)
千乃,「啊ー,小樱吃的冰淇淋好像很好吃ー。给我尝一点」
樱,「好啊。那和小千乃的相互品尝吧?」
千乃,「那来吃吧。给、啊」
樱,「啊」
怎么说呢……平静的日常啊。
虽然当实行委员非常麻烦,果然回到日常还是觉得有些寂寞。
虽然不像刚刚那些男子们那样,我认为开庆功宴这种事情也不错。
嘛,也就是说找借口,那是最后一次的事件了。那三人。
千乃,「再吃一口。啊」
樱,「真是的,小千乃……给、啊」
和树,「…………」
和树,「我也想一起品尝啊」
千乃,「真是的,和君不行的哦ー。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特权」
和树,「『你好ー,我是千乃~。冰淇淋不给我的话胸部我就拿下了~』」
千乃,「这是在模仿我吗?和君好过分啊,而且完全不像ー」
和树,「诶,我说话的方式有一点像吧。是吧,玉森?」
樱,「完全不像」
和树,「诶,是,是吗?确实在胸部的大小上不像……」
樱,「请不要开玩笑。千乃很可怜的」
和树,「哦……对不起」
仍然开不了和千乃有关的玩笑……
千乃,「啊,对了对了想起来了。和君明天的休息日有空?」
和树,「明天?啊—怎么样啊……我想明天从早上开始会和家人一起看电视」
千乃,「太好了,那就是有空咯。那明天我们一起庆祝吧」
和树,「哈ー皮巴ー死DAYー吐ー油ー」
樱,「……诶,我也一起?那个,哈ー皮巴ー死DAYー吐ー油ー?」
和树,「哈ー皮巴ー死DAY,给……对谁的祝福?」
千乃,「创立祭的庆功宴的说」
和树,「……给,校长~」
千乃,「不,不知是祝福校长啊,那是创立祭的庆功宴啊,想三人一起搞」
和树,「哈~噼啪啊啊死的诶诶诶诶优呜呜呜呜~~」
千乃,「吵死了!」
和树,「庆功宴吗,真好啊。去哪里吃饭呢?」
千乃,「呜!啊,但是只是那样的话就太无聊了ー」
樱,「难得的机会,三人玩一整天吧」
和树,「不错呐,我们先去唱K,吃完饭后再去买东西,怎么样?」
在那之后围绕明天庆功宴的预定聊了个火热朝天。
但是和女孩子休息日一起出去吗……
总而言之,真期待玉森的私服啊。
;◆背景(暗転)
;◆背景(三枝家居間)
然后迎来了休息日的早上,庆功宴的当天。
和树,「嗯~……发型不奇怪吗……衣服也是是跟平时一样吗……」
我在镜子前已经为此困扰了两个小时了。
巡,「呀和树君,那么认真的打扮是要去约会?」
和树,「不是,虽然不是……」
巡,「黑帮交易?」
和树,「是那种感觉吗!?这个打扮!?」
不是约会,虽然不是……
虽然是朋友,但是我是和女孩子一起出去。我已经卯足干劲了。
巡,「就算你不那么纠结也没关系的哟」
和树,「怎么了姐姐,这是在鼓励我吗?」
巡,「你的事什么的谁都不会注意的撒」
和树,「…………」
我悄悄的把镜子合上。
和树,「姐姐,你很会打击男生的自信啊。我的干劲一下子就没了」
巡,「虽然没有要说坏话的打算。反正你没有可能被注意的说」
不知所云……
和树,「不要,虽然是也女性朋友一起去玩……那会是什么情况我一无所知」
巡,「总之你是想装B吧」
和树,「嘛……虽然是那样」
巡,「好,交给我吧。我来给你出主意」
和树,「算,算了吧……」
巡,「不要乱动……在那待着」
姐姐凝视着我的全身。
和树,「……怎么样?」
巡,「衣服嘛,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脸有点……」
和树,「最重要的地方就不行了!」
巡,「好,不足的部分不是就该用衣服来填补吗。从最近的潮流开始学习」
姐姐哗啦哗啦的翻动放在一边的书。
巡,「燕尾服的执事吗……真让人流连忘返啊」
;>>燕尾服(えんびふく)
和树,「不要参考漫画啊」
巡,「男生的衣服也很萌啊……」
和树,「呀,算了吧……」
巡,「别别,不用客气的……啊,这条牛仔裤不是可以吗」
和树,「是,是吗……?」
最后还是穿着姐姐帮我搭配的衣服出门了。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到了和千乃她们汇合的地方。
和树,「稍微早了吗……」
现在谁都没到。
嘛总比迟到好,在这样想的时候。
;◆効果音(着信音:ぷるるるるる)
手机有来电。是千乃打来的。
和树,「喂喂,千乃吗?」
千乃,「对不起和君,今天说不定会迟到ー。真的对不起」
和树,「不,别在意……难道发生了什么?」
千乃,「真是最糟糕的情况。通宵玩游戏导致第二天的早上睡眠不足ー」
和树,「是你最差劲啊!以飞速准备好过来」
千乃,「呜,以飞速准备早饭」
和树,「别吃了,过来!」
千乃,「诶ー」
樱,「早上好」
和树,「诶ー你妹啊!你打算让我等多久啊」
樱,「那个」
千乃,「和君跟早饭的比重是……3:7去吃早饭啦」
和树,「我输给早饭了!千乃你这家伙……」
…………
樱,「早,早上好,三枝君」
我连回话都做不到。
仅仅女孩子的私服就把我搞得脑浆沸腾了。
千乃,「知道了ー,我尽快来ー」
和树,「别……慢慢来就好……不来的话也没有关系……」
千乃,「这样反而好过分!」
樱,「电话那边是,小千乃?」
和树,「啊、啊啊……说是会要迟到。要问问嘛?」
我把通话中的手机递给玉森。
樱,「喂喂小千乃?不要紧吧?睡眠不足对身体不好,不要勉强自己?如果难受的话再睡个回笼觉也是可以的」
呜啊……还是对千乃过度溺爱。
嘛,不如说对于我这样和玉森一起是极好的……
樱,「三枝君,谢谢借我手机。小千乃好像非常想睡觉」
和树,「好像是的。那家伙真的可能去睡回笼」
樱,「嗯ー,这样就变成了只有我们两人了……」
两人独处……
和树,「…………呜嗯」
樱,「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庆功宴的日子就必须要改变了。小千乃不在的话就没有意义」
和树,「说、说的也是ー」
樱,「no小千乃、no life的说」
虽然预想过这种情况。
樱,「话说三枝君来得好早啊。我好像有点迟到」
…………
和树,「嗯?啊、啊啊……我也是刚刚才到」
樱,「三枝君……?没睡醒?」
和树,「啊、啊哈哈、抱歉抱歉」
对玉森的私服看得入迷这种话可说不出。
制服玉森很好……私服也是极好的。
和树,「比起那个问题还是在千乃身上。那家伙到底会迟到多久啊……」
我对千乃发恼骚的瞬间,玉森的表情秒变阴沉。
樱,「对不起」
和树,「诶,不为什么玉森要抱歉啊」
樱,「小千乃迟到了对不起」
和树,「不、不不不!我没在意、没在意」
是有多亲近千乃啊……这可不能稀里糊涂的乱说话了。
樱,「但是,真的不要去责备她。因为今天是和男孩子一起出去」
看着玉森害羞的说着,我的脉搏数一下子上升。
樱,「我、我也是、不怎么和男生一起出去,不……不如说一次都没有过……」
樱,「那个,这种情况完全没遇到过……稍微迟到了、啊哈哈……」
和树,「啊、啊哈哈、啊哈哈哈……」
这就是,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然后细致打扮了吗……?
虽然好高兴、但是……非常紧张的说。
樱,「所以说,小千乃迟到了也要原谅她呐?」
和树,「原谅原谅!不如说根本没在意」
樱,「我认为现在小千乃一定在好好打扮」
不可能的事吧。
樱,「话说三枝君,今天,那个……穿着私服」
和树,「~~!是,私服,的说」
樱,「那个、因为平常都穿着制服,你看、感觉很新鲜呢……」
和树,「谢、谢谢……」
樱,「对、对不起,我其实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妙……超可爱。
对男子私服形象感到困惑的玉森、不妙啊。
我想虽然没有到产生好感的程度、
尽管如此,作为一个男性多多少少被人注意,老实说,很开心。
和树,「我,我的样子不奇怪吧?我也没怎么和女孩子一起出去过」
樱,「不、不要紧的我想。私服的感觉没问题的」
和树,「是吗、太好了、啊哈哈哈……!」
啊ー好紧张……
我在深深的呼吸着的同时查询身体哪里不对劲。
然后
和树,「嗯……」
裤子的屁股部分有奇怪的触感……
樱,「怎么了?」
屁股上的口袋,似乎有奇怪的东西凸起……
无意中看到。
和树,「――!!?」
我屁股上的口袋……竟然有小熊嵌花!?
樱,「不要紧吧?你脸色很坏啊?」
和树,「什,什么都没有没有!」
那个狗屎姐姐……!
我就奇怪为什么她半笑着推荐给我这条裤子,畜生啊ー。
妈的,不做点什么的话……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屁股上的嵌花不被看见……
樱,「从刚才开始你的样子就很奇怪啊。一边按住屁股、一边汗流不止……啊」
玉森浮现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的表情。发出温柔的,饱含同情的声音
樱,「我会在这里等的,你稍微休息一下再来也是可以的」
暴露了?
不、不对……这、一定是更加恶劣的情况……
樱,「早晨肚子不舒服的情况也是会有的」
她一定是认为我要丢堆了啊啊啊啊啊!!
和树,「……我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樱,「呜、嗯、加油啊我」
;◆背景(暗転)
尽管如此,我也不能就穿着这条裤子回家。
我马上飞入厕所,用手指探寻着屁股上的嵌花
和树,「擦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气势十足的扯着。
噗叮。
…………
从嵌花被扯去的痕迹上可以看到我赤裸的半边屁股。
……啊啊……完了……
;◆背景(繁華街)
樱,「啊、回来了」
和树,「抱歉玉森……我先回趟家」
玉森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住了。
樱,「知,知道了……我等着你啊」
和树,「抱歉……马上回来」
然后我一边按住屁股,一边半哭着回家里。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在家里换完裤子回来的时候,玉森还在等着我。
樱,「三枝君,身体还好吗?」
和树,「听我说玉森,刚刚不是拉肚子,那个……我只是去把屁股上的嵌花拿掉了」
樱,「这,这样啊……」
和树,「绝不是拉在身上了」
说了一大推的烂借口,不过玉森好像相信了我说的话。
和树,「话说千乃还没来吗」
樱,「恩,要不我们在再打下她电话吧……啊、来了」
在玉森指向的远方,有一位似乎是千乃的女性。
樱,「看吧,好好的来了哟。千乃是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
不,已经迟到很久了……
和树,「啊咧,但是那家伙在店门前干什么……」
千乃在甜甜圈店前沉思苦想,然后就这样进去了。
和树,「进去了啊!那家伙迟到了居然还去吃甜甜圈!」
樱,「是、礼物吧!一定是作为迟到赔礼的甜甜圈」
和树,「也,也是啊!再怎么样也不会去享受TEATIME吧……」
……五分钟后。
和树,「根本没有出来!难道……她还在里面吃!?」
樱,「早餐不好好吃不行的呐」
和树,「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事情迟迟没有进展,所以我给千乃打了个电话。
千乃,「喂,我是千乃,(嚼)……我现在在往约定好的地方赶」
和树,「不要撒谎了。在吃吧?」
千乃,「没有吃没有吃,啊,请在来一杯咖啡」
和树,「什么再来一杯啊,舒服你妹啊」
千乃,「抱歉抱歉,为了表示迟到的歉意,我去买了点礼物」
和树,「呵,心地善良啊」
千乃,「(嚼),对吧ー?(嚼),这里的甜甜圈,(嚼),好吃的我嘴巴都停不下来……啊」
和树,「怎么了」
千乃,「全部吃……完了、(打嗝)」
和树,「……吃完了?全部」
千乃,「(佩罗)」
和树,「你的那个在电话里一点都不可爱」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千乃,「久等了ー」
樱,「小千乃,呀喝ー」
和树,「终于汇合了……」
千乃,「久等了和君,给,胶糖蜜」
和树,「不要……你这家伙迟到了这么久有什么话想说吗」
千乃,「这不是我这边的台词吗?和君,有什么事要说吗?」
和树,「为什么要反过来问我!?」
千乃勾住我的手臂,来玉森听不到的地方说话、
千乃,「我不是给你和小樱创造了两人独处的环境了吗」
和树,「……」
千乃,「我是故意为你迟到的啊ー。如果我想早点过来早就来了,可是」
绝对是信口开河……
嘛,结果上是感谢的。
和树,「……不明白啊,和玉森两人独处我有什么好处?」
千乃,「又来了ー」
千乃,「小樱很可爱啊ー。男孩子都是这样。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和小樱搞好关系」
和树,「机会,呐……」
那真的是机会那种程度的东西吗。
樱,「麽,你们两人老是讲悄悄话,真狡猾!我也要和小千乃讲悄悄话」
千乃,「撒,小樱,我耳朵好痒啊,(呀哈哈),贴的太近了ー」
可以看见这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
我在想,真的有可以插入的间隙吗。
和树,「既然三人都到齐了,来玩吧」
樱,「到哪里去呢。好像还没决定吧」
和树,「不知道因为谁迟到的错,不快点决定的话…………」
千乃,「真实的ー耿耿于怀的男人是不会受欢迎的哟,和君……啊咧,小樱呢?」
玉森不在了。
往我们后面一点的地方看的话、
チャラ男,「你是一个人ー?不跟我一起去玩吗?」
千乃,「哇,小樱,就已经被别人搭讪了ー」
和树,「好厉害……稍微没注意就」
千乃,「所以说小樱被搭讪的能力可不是一般啊,额哼」
和树,「为什么是你摆架子啊」
我马上和千乃过去调解,玉森才幸免于难。
樱,「对,对不起,我正在发呆……」
千乃,「小樱太受人喜欢了ー。如果学会了拒绝的方法就能更轻松的甩开那些人了,不是吗」
樱,「拒绝方法……?」
和树,「有男朋友,什么的」
樱,「男、朋友……!我、还没有……」
和树,「不是,是叫你撒谎,话说不要一边看着千乃一边脸红」
千乃,「好了,那么下次被搭讪的时候就用这种方法吧」
和树,「嘛,我想虽然不会又马上被搭讪……」
老头子,「小姑娘,跟老朽一起去约会吧ー!」
马上又被搭讪了!而且是老人!
樱,「啊,那个,我很困扰……我、有男朋友了,所以」
这样说着的玉森,紧紧的抱着了千乃的手臂。
千乃,「我们两个,正在交往」
樱,「诶ー」
和树,「在别的意义上已经暴露了啊!」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樱,「作战成功了呐」
和树,「不,尽情的引人瞩目了……结果来的都是来问路的」
千乃,「如果能有效果地使用和君的话,又没什么关系。何况你是男孩子的说」
和树,「我、我吗……但是这合适吗」
千乃,「……很困难啊」
和树,「你说得这么干脆我反而生气」
千乃,「好,来练习吧。我从现在开始搭讪小樱,所以和君……」
樱,「OK的说!很闲!到哪里我都奉陪!!」
千乃,「小樱你太激动了,这样就没有练习的意义了」
樱,「对,对不起,一不小心……」
千乃,「可以吗?被搭讪的时候,就要使用和君哟。那么TEKE1!」
千乃,「小--姑娘,很可爱啊」
还真是很老套感觉地搭讪啊……
樱,「结婚吧!一起构筑幸福的家庭吧!」
和树,「不,玉森,不拒绝的话……」
樱,「没有拒接的理由啊!?」
和树,「不,你看,我会帮忙的啊,面对千乃的搭讪……」
樱,「不要来捣乱!」
和树,「诶诶诶诶诶……」
千乃,「真实的ー小樱,好好干啊ー。大家都在为了小樱在努力呢」
樱,「对,对不起……我会认真对待的,呜嗯,当然我刚刚也是很认真的」
樱,「三枝君,那个……拜托你了?」
和树,「哦、哦—、交给我把!」
但是,虽然是练习,但是要做玉森的恋人角色吗……
多么好的福利。
千乃,「好了TAKE2!……你好!我在搭讪!oh!可爱的女孩子发现!青春偶像派hooo!」
;■声分割したい
千乃,「咚咚锵!咚、咚、咚锵!白天在大街上散步探索中!那里发现有不谙世事的美少女!」
和树,「等等。别哼RAP了。角色味太重了」
樱,「虽然是粗糙的押韵,但是也是有发展的潜力的」
和树,「不,这么认真的评价也」
千乃,「因为母亲生病住院我非常伤心,用你的钱帮我买入高价了药品吧」
和树,「你是乞丐吗!快来搭讪啊」
樱,「那、那个……对不起,我,和这个人是……」
樱,「朋友」
和树,「…………」
啊咧咧咧咧咧~~?
不是恋人角色……诶、是朋友吗……
千乃,「喔,那是你的男朋友~!?」
樱,「不是的」
和树,「不,玉森,那个……在这个练习中我是扮演什么角色?你看,对付搭讪更有效果地赶走对方的说话方法」
樱,「啊,是这样啊……不、不是朋友,那个……」
脸被染得通红的玉森指着我、
樱,「这个人是、是怪人!(在日语中怪人和恋人汉字的写法很像)」
和树,「汉字不对啊啊啊啊!?虽然恋人和怪人在写法上的确很像!但是这样说错的还是很少的啊!?」
就这样玉森的防搭讪对策以失败告终……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千乃,「那么现在先去吃午饭吧」
和树,「…………」
我大致也是事先调查过这边的店子。
但是我到最后都在纠结女孩子到底喜欢哪种店子。
经验值的不足马上就显现出来了。
女孩子是以什么基准来选择店子的呢。
千乃,「呜嗯,耳朵有轻言细语……今天吃中华料理」
那是什么决定方法……完全没有女孩子味啊。
千乃,「和君对这边的店子很熟悉吗?」
和树,「嘛,多多少少……中华料理的话是珍宝轩吧。可口的干烧虾仁和冰冷的杏仁豆腐都很美味」
……好像是这样。昨天在网上调查了。
千乃,「诶,很清楚啊。那么提交两个名额给和君的『免费导游所』」
和树,「不要那样了」
可能会从另外的意义上被抓住尾巴。
樱,「啊,那么去意大利面好吃的店子怎么样?」
和树,「意大利面啊……」
被女孩子用催促的语气询问的我把在网络上得来的知识情报自满地说了出来。
樱,「好厉害,三枝君。知道好多好店ー」
和树,「我推荐的地方是叫『你们家』的洋食屋,他们那里的鸡蛋料理是非常可口的绝品」
……好像是的。
千乃,「和君对表现美味的词,可口使用的频率太多了」
和树,「……吵死了」
千乃,「那么就到和君推荐的地方去吧。哪里哪里……」
千乃把手机拿出来,然后熟练地操作着。
在那画面里出现的是……
和树,「等,千乃……哎!?」
千乃,「说到街上的美食网站的话还是『暴食日记』呐……额,和君推荐的店子的点数果然很高啊……啊」
千乃说的网站,正是昨天我所预习的网站。
千乃,「『洋食屋你们家,鸡蛋料理可口得不得了』……这跟和君刚刚说的完全一样嘛」
和树,「……真的呢」
千乃,「『中华珍宝轩,可口的干烧虾仁和冰冷的杏仁豆腐都很美味』……好像在哪里听过的评价啊……是吧和君」
和树,「雅蠛蝶,什么都不要说……!」
千乃,「对于去都没有去过的店子,很了不起的说着大话的是谁啊……?」
和树,「雅蠛蝶~~~~~~~」
樱,「嘛嘛,三枝君都难得地调查了这么多……啊,场所都知道了,可以带我们去吗?」
和树,「交给我吧!那个,好像是在那边的交叉口……」
千乃,「暴食日记上的地体都标注了哦ー。在那边的交叉口往右转直走到尽头就可以了」
和树,「不要掠夺我的存在价值!」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最后我们进了一所还算漂亮的咖啡店。
店员,「欢迎光临,有几位客人呢」
和树,「男一人,双手捧花」
店员,「啊?」
千乃,「朋友三人」
我因两手捧花状态轻浮自满,但是马上就被发了好人卡。
我们坐下马上打开了菜单。
樱,「啊ー、这个蛋糕看上去很好吃ー♪这边也难以放弃啊」
和树,「没有可口的食物啊,点可口的东西」
千乃,「如果要可口的话什么都行」
我们随便的点了点菜,用果汁干杯。
和树,「那么创立祭也成功结束了,实行委员的大家,你们辛苦了ー!」
千乃&樱,「「辛苦ー了ー」」
千乃,「呀ー真是转瞬即逝啊ー」
樱,「做了什么事都有点记不清了」
和树,「的确。只记得在学校里跑来跑去了」
千乃,「我呢……」
千乃懒洋洋地看着窗户外面。
是想起了创立祭那时候的事了吗。
千乃,「呜,想起来肚子就饿了……那时候经常没能吃到午饭」
和树,「怎么说呢……真是艰苦啊」
樱,「但是也经历了很重要的事呢」
千乃,「是啊……我也学到了重要的事」
;◆背景(白)
#textbox message1,name1
師範,『千乃啊,你今天的辅助角色永垂不朽。如果努力的话,女主角的道路』
師範,『……还是没有啊』
千乃,『啊、老师!……诶?』
;■台詞分割したい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textbox message,name
和树,「是谁!?刚刚的回想是什么!?」
千乃,「呀,真的,连幻觉都看到了,真是艰辛啊ー」
我们发着这样的牢骚,然后都笑了。
是什么让我们能海阔天空,畅言欢笑的呢,一定是我们三人。
千乃,「总觉得吧,如果是我们三人,就有什么都能做成的感觉」
樱,「嗯……」
和树,「是啊……」
樱,「三枝君也是,以后请多多关照」
和树,「诶……啊、啊啊、嗯……额、多多关照」
这样的话再从口里说出来,非常的害羞啊……
樱,「永远永远做朋友吧」
和树,「…………」
樱,「怎么了啊?」
和树,「不,没什么」
千乃,「呼呼ー嗯」
和树,「又怎么了千乃,奇怪的笑声」
千乃,「咦哇哇、噗咦」
和树,「别再做那种笑法。会惹各种各样的人生气」
千乃,「没ー,不一定会永远做朋友不是吗ー。比如说、这其中的两人、那个……呐」
樱,「啊……」
玉森连耳根都红了。
这、这个反应、难道……。
是、是在期待什么吗……?
樱,「我和小千乃,比现在关系更好……也是有可能的吧!」
和树,「也是啊ー,是那边啊ー」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一边笑又一边饮料。时间转瞬即逝。
千乃,「那么,差不多该出去了。也想去外面再逛逛」
为了结账前往收银台、
和树,「(……那么,钱是由我来付吗?)」
不,肯定要我来付。不如说想让她们看到我帅气的地方。
但是,如果是以朋友的关系这样做会怎么样呢……会吸引到她们吗?
呜啊,不知道啊……!这种时候galgame男主会怎么应对呢……诶。
千乃,「啊,我来付ー」
和树,「――诶!?」
什么……!?
樱,「诶ー不好吧ー」
千乃,「下次再来的时候就拜托小樱来付了呐ー」
樱,「啊……嗯、下次呐」
这种玉森高兴的表情……
千乃那家伙,何等可拍的女人……!
若无其事的交换下次的约定。虽然是女性,何等的潜力啊!
不能大意啊……作为敌人是何等可怕的家伙啊!
千乃,「和君也是。下次一起」
和树,「啊……好ー的!」
……哈!不妙啊!?刚刚小鹿砰砰乱撞。
这家伙,只有玉森还不够,好像还要立我的FLAG……!?
店员,「找您499日元,谢谢光临ー」
千乃,「呜啊ー,找回这么多零钱ー。把它捐了吧」
樱,「小千乃好温柔ー」
和树,「~~诶!?」
呐……呐呐呢!?
喂喂喂,499日元被你轻易捐了。
那价格是从牛肉盖饭到蔬菜套餐都可以买到的!
居然剥削自己到这种地步,你到底能得到的什么……、
樱,「小千乃这种地方很了不起啊」
千乃,「没有这回事啊ー。我对零钱的使用方法很笨拙的,结账的时候找回很多的话会很困扰的ー」
然而毫不做作……!对于善行一点也不在乎……!
这样的话作为男人的我也会深受感动……。
樱,「……小千乃,好帅气……」
重新被迷住了……
我从这以后每次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小白脸了吗……?
我怎么做才好呢,我……。
千乃,「在做什么啊和君,走了啊ー?」
和树,「啊,师傅,门就由我来开吧」
向千乃阵营投降了。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三人在繁华街上闲逛。
樱,「说起来,我从那之后就重新学习做菜了」
千乃,「料理测试,毕竟输了呢ー。把败北作为成长的粮食是好事啊ー」
和树,「你什么时候能成长呢,败北因素」
樱,「之前一直尽做些的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做料理的时候应该想着料理是做给别人吃的」
……喂喂。
玉森以前就已经很持家的了,再进行打磨……到底要到持家到什么地步。
樱,「三枝君喜欢吃什么?」
和树,「诶……我的爱好?」
问了我的爱好,那么……
和树,「青……青鱼味增汤什么的」
一边小鹿乱撞一边回答。
樱,「青鱼味增汤吗……吃鱼很健康,要加强学习了啊」
真的吗……玉森为了我的爱好要加强料理地学习什么的……。
千乃,「我是蛋包饭ー」
樱,「嗯,小千乃。已经掌握了」
和树,「诶……是这样啊」
千乃,「还有老骨肉」
樱,「嗯嗯,知道。是我的拿手好菜」
和树,「…………」
千乃,「还有ー」
樱,「小千乃喜欢寿司对吧?我也已经学会了」
和树,「真的吗!?连寿司都!?」
樱,「千乃喜欢吃的东西我都已经全部掌握了」
千乃,「好,嫁给我吧!」
樱,「嗯,我很乐意」
紧紧拥抱的两人。
可能千乃是在调侃……可是玉森却是俨然一副家妻的样子。
在一旁玩耍的女孩子们。
我在一旁眺望着她们,我不知不觉间沉醉于此。
和树,「啊ー、觉得好开心啊……」
我不禁一个人在嘟哝着。
虽然才刚刚加入这三人组,但是自己却很适应。
嘛,虽然玉森还是与平常一样粘千乃,但这也习惯了。
总觉得没有吃醋的感觉……只有坦率的支持的感觉。
千乃,「刚刚在想小樱的事?」
和树,「不要冷不防地在背后搭话……玉森呢?」
千乃,「去买果汁了」
和树,「哦」
千乃,「…………那么?果然还是瞄准小樱?」
我的态度已经明显暴露了吗。
千乃,「男孩子都对小樱有意思呐ー」
和树,「……假如是这样的话,暂时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太爱千乃了」
千乃,「虽然我认为和君走在我前面」
和树,「谁知道呢」
千乃,「因为小樱,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让别的男性接近过」
千乃,「是担心把关系搞坏吧……所以我们一直都是两人组」
千乃,「但是和君就可以接受」
和树,「朋友程度是吧」
千乃,「但是啊ー,在男生中能得到这种允许的就只有和君哟。没有其他的对手哦」
不,在眼前就有一个。最强的对手。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夕)
太阳下山了,差不多也要回家了。
千乃,「今天真开心啊」
樱,「嗯,想一直这样玩下去……下次我们三人再一起来吧」
和树,「…………」
樱,「三枝君?」
和树,「啊、啊啊……是啊」
还是和千乃两人独处好,我抱着会被说这样说的觉悟。
也就是说我也被接受了吧。
……虽然是作为朋友。
;樱個別02.txt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一天放学后。
我和平常一样和玉森还有千乃一起走着
樱,「…………」
玉森时不时的会朝我这边瞟。
一边偷窥着千乃的视线,一边想传达给我什么的样子。
……怎么了。
今天一天一直是这种感觉。
难道玉森已经暗恋我许久了...没拿可能吧。
我马上就舍弃了这天真的想法。
到现在为止已经经历了几次教训了。
千乃,「呐ー难得的机会,等下不顺便去逛逛吗」
樱,「啊……对、对不起。我等下有事」
千乃,「是吗,那就没办法了ー」
真稀奇啊……玉森竟然会拒绝千乃的邀请。
千乃,「那么今天我就跟和君一起随便地去玩一玩喽」
樱,「这也不行!三、三枝君也,那个,有要事」
和树,「诶,我并没有……」
樱,「有啊!是吧!?」
和树,「啊啊、呜、恩……」
千乃,「?」
关注着玉森那不自然的行动的时候,到了和千乃分别的地方。
千乃,「再见了」
和树,「哦,再见」
樱,「…………」
和树,「玉森,走吧」
樱,「那个,三枝君……!」
那是和平时不一样很认真的表情。
樱,「一、一起回家吗……!?」
和树,「恩,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
我与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的玉森并排走着。
虽然不是很清楚,搞得我这边都有些紧张了……
和树,「玉森,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樱,「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对三枝君说」
和树,「诶……」
樱,「猜谜游戏。一周后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日子。那么,那天是什么日子呢」
和树,「结婚纪念日?」
樱,「请认真回答」
和树,「知、知道了……那个」
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日子……吗。
和树,「是我和玉森正好认识一个月纪念日吗?」
樱,「不是的,不是那种无所谓的事」
和树,「是、是的……」
无所谓啊……
总感觉情绪非常失落。在那前方一定没有我所渴求的答案。
和树,「那天好像是,我妹妹的红豆饭纪念日」
樱,「对不起三枝君,那个真的很恶心……」
和树,「给我点提示吧。那天到底有多重要?」
樱,「那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的日子哟。我想应该比圣诞节还重要」
クリスマスより上か……
和树,「对不起,再给点提示吧。不如说请告诉我答案吧」
樱,「真是的,一点也没有认真思考」
哦哦,平常温柔的玉森,现在罕见的不开心。
樱,「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啊。真的好好受过义务教育吗?」
和树,「对、对不起……能否请您告诉无知的我答案吗」
樱,「是小千乃的生日」
和树,「义务教育根本没教过这个啊!」
和树,「话说那个竟然排在圣诞节之上……」
樱,「有什么问题吗」
和树,「不,没有」
樱,「朋友的生日是很重要的哟。一定要记住」
和树,「这样啊,记住了」
樱,「这是对小千乃最低的礼仪」
和树,「啊,那么知道我的生日吗?」
樱,「不知道……」
和树,「…………」
原来是千乃限定。
樱,「对不起,没有问的机会……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和树,「哦、哦……那玉森也」
顺势而趋,我们相互交换了生日日期。
恩,很棒啊。
这种无意之举,如果对方是女生的话就会感到很幸福。
男校首先就不可能有这种习惯。
樱,「然、然后……现在开始才是主题……那个」
和树,「恩,一起吧」
樱,「我想为小千乃开个惊喜派对」
和树,「惊喜吗。要搞成什么样的感觉呢」
樱,「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不嫌弃的话,三枝君也可以一起……来吗?」
和树,「所以说会一起帮忙的」
樱,「真、真的吗!?可以吗?」
和树,「又没有拒绝的理由」
樱,「太、太好了……真的谢谢了」
樱,「我想如果是三枝君的话一定会一起帮忙的,但是如果被拒绝的话要怎样说服呢,这样想着紧张得不得了……」
说服吗……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的打算啊。
和树,「是朋友的生日是吧?去祝福是当然的事」
樱,「三枝君……恩,是朋友,所以是当然的呢」
和树,「两人一起竭尽全力的去准备吧,两个人。因为是惊喜派对,所以要在千乃不在的地方,最好就我们两人」
这是别有用心的举动啊。
不,只是普通的感到会很有趣。
樱,「恩,暂时会两人独处了呢」
好的,暂时和玉森两人独处!nice千乃。
真感谢你从这个世界上诞生了。生日快乐!
就这样,瞒着千乃两人的准备开始了。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放学后。授课刚刚结束,我悄悄地从座位上起来。
――要准备千乃的生日惊喜派对。
为了和玉森的约定,我必须不让千乃注意到悄悄地走出教室。
预定是和玉森在外面秘密汇合。
和树,「(总觉得很兴奋啊……幽会似的)」
千乃,「啊、和君正要回家吗?等下,我也一起ーー」
和树,「啊ー、对不起。我有点要事」
千乃,「黑帮交易?」
和树,「不是啊!那个以前就说过了吧!我是那种贩子的脸吗?」
千乃,「那是什么要事啊?将我置之不理程度的大事」
和树,「你是这么重要的角色吗……」
和树,「没、你看……是那个啦……」
有什么合适的借口……
和树,「有女孩子在等我」
千乃,「呼呼……是这样啊」
和树,「刚刚笑了吧?我说的事就那么好笑吗!?」
千乃露出哄哭泣婴儿样的表情温柔地微笑、
千乃,「一定会顺利的。我支持你」
和树,「别摆着一副仁慈的笑脸?总觉得不爽」
千乃,「加油。别输给自己哦」
和树,「并不需要声援。普通的道别啊」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啊,好险啊……」
总算没被发现逃出来了。
之后的问题是玉森,那边应该也没问题吧。现在肯定已经……
千乃,「发现小樱」
樱,「千、千千小千乃!?」
马上就被发现了。
千乃,「追踪者小樱的气味,竟然不等我先回家。太残酷了」
停止非人类的搜寻方法啊!
樱,「小千乃……谢谢,我很高兴」
这是该感动的时候吗!?
话说,玉森就这样被千乃捕获了就糟了。
不找赶紧找借口逃脱的话……
樱,「但是,那个,我还有要事……」
千乃,「诶ー」
樱,「呜呜……已经不行了……。我有事瞒着千乃,受不了了」
已经到极限了吗!?明明什么都没有开始!?
和树,「可恶,这样的话……!」
;◆効果音(小銭音:ちゃりーん)
为了吸引千乃的注意,我把零钱投出。
千乃,「啊,我的钱掉落的声音」
一边说着无法置若罔闻台词,千乃开始在地上到处搜寻。
和树,「玉森,趁现在」
樱,「诶,三枝君……?呀」
趁此机会,我抓住玉森的手逃走了。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外観)
和树,「哈、哈……到了这里大概就没问题了吧……」
樱,「小千乃……」
没有找好借口就从千乃那儿逃离,多少有些在意吧。
樱,「小千乃,发现捡到的事5日元的铜币后会很失落吧……至少要是500日元就好了……」
原来是无关紧要的事啊。
和树,「总之只剩我们两人了,赶快……」
现在才注意到。我和玉森还互相牵着手。
和树,「对,对不起!慌慌张张所以就……」
我对女孩子那柔软的触感心动不已。
樱,「呜、谢谢。对亏了你」
玉森还是平时的样子。可恶,很从容啊……
和树,「但是,觉得这样很兴奋啊。暴露了计划就会失败啊」
樱,「……呜」
呜啊,好黑暗。心跳不已的就只有我一个吗?
樱,「最后还是对小千乃说了谎……」
和树,「不,这是为了给她个惊喜」
樱,「那也不过是借口罢了……!重要的是小千乃的感受哟」
和树,「这是提案啊!?」
呜恩,对小千乃有所隐藏,玉森恐怕是不行啊。
和树,「那么就办个普通的生日Party?」
樱,「……呜嗯,没有惊喜就没有意义了」
和树,「为什么硬要这么……」
樱,「为了看到小千乃最幸福的表情……为了那个,我绝不妥协……」
樱,「因为普通的办的话也只会普通的高兴……而不能非常高兴,可能就会顺势把Kiss给我……」
别有用心啊!
和树,「总之,呆在这里有点不好,我们先走到街上去吧」
这是因为,和玉森的二人组不想让别人看到。
玉森很有人气,有奇怪的流言蜚语,也会很困扰吧……玉森。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店员,「欢迎光临。请问是几位客人?」
和树,「两,两人……对吧?」
樱,「啊哈哈,今天就我们两人」
想找到能安静说话的地方,最后来了以前来过的咖啡店。
但是……还是冷静不下来啊。
表面上虽然是商榷事情,在别人看来而是学生情侣放学后的约会……。
和树,「呼……」
坐下来之后,因为紧张而不经意叹了口气。
樱,「……呼,好紧张啊」
和树,「诶,玉森也……?真的吗?」
樱,「紧张啊ー。因为是第一次和男生两人来咖啡店。刚刚也是……」
想起刚刚的牵手了吗?
和树,「原来也紧张啊……」
樱,「当然啊。从一开始一起回家就有点……」
和树,「紧张了吗?完全没发现」
樱,「虽然现在有些适应了。因为没有什么男性的朋友」
呜嗯……这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男性的存在啊。
和树,「好了,那么以后做各种各样地练习吧。为了和男性两人在一起不紧张。两人去卡拉OK什么的,烤肉什么的」
樱,「诶,那是什么」
和树,「两人一起去游乐园怎么样?」
樱,「不能把小千乃排除在外」
和树,「还是这样啊」
话说,已经这样了,现在才说。
和树,「那么,马上开始商榷。Party当天具体要做什么」
樱,「啊,等等。在这之前先点些什么」
这样说的玉森,开始确认菜单的甜点那一栏。
和树,「……话说玉森」
樱,「红豆也不错,可是卡路里就……抹茶之前吃过了,呜呜……诶,你说了什么吗?」
和树,「很厉害地看着菜单啊。都感觉到你的斗气了」
樱,「这,这样吗。啊哈哈,因为我姑且算个女孩子……」
在我认识的女孩子中也是顶尖水品的集中力。
樱,「我虽然饭量少,甜食又太容易发胖了。但是还是想吃各种各样的食物……」
很有女孩子味的烦恼,很可爱啊。
和树,「……那么我来帮忙吧?」
樱,「诶……?帮忙……」
和树,「玉森点几个喜欢的,和我分着吃,那么各种各样的就都可以尝到了不是吗?」
樱,「可以吗!?但是这样对三枝君不好吧……啊,我要抹茶红豆冰淇淋,还有香瓜馅饼。」
和树,「啊哈哈……」
看见平时看不见玉森的身姿真是太好了……能让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也是现在吧。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樱,「哇啊……像做梦一样,一次吃这么多种的东西,真是谢谢三枝君了」
和树,「不、不用……哈哈哈、哈哈……」
我对着那被甜点掩埋的餐桌不禁苦笑。
点太多了啊……
樱,「甜瓜好好吃啊……这边的红豆也非常甜,真幸福」
而且,吃完一口之后剩下了全部都交给了我。
和树,「(喂喂,不应该是吃一半吗……)」
一份甜点两人吃,这样美妙的场景我却没有品位它的闲情。
只是默默地,进行着甜点放入胃中的作业罢了。
和树,「呜咕」
樱,「没、没事吧,三枝君!?(嚼),如果不行了就不要勉强了,(嚼)」
和树,「……没,这种程度,是小菜一碟哟」
在女孩子面前怎么会放弃呢。
我想努力让她看到我好的一面,结果连续去了厕所三次。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吃完小吃(?)之后,开始正式商量party的事。
和树,「说起来,以前千乃的生日都做了些什么」
樱,「那当然是,包租宾馆进行盛大的party……虽然想这样做,只是普通地在家里进行庆祝罢了」
樱,「准备料理,赠与礼物,之后就玩下游戏什么的」
和树,「诶……很普通啊」
樱,「所以说,今年三枝君也在,我就想办得更盛大些。所以,说到放烟火的费用」
和树,「等等,为什么一下子就讲到钱的话题。而且庆祝不需要烟火」
樱,「便宜的烟火也不要1万日元,如果两人平摊的话……」
和树,「不放烟火。而且那个要获得许可才能放」
樱,「今年三枝君也在所以没问题的」
和树,「交给我了!?」
还是一聊到千乃的话题就情绪高涨啊。
樱,「呜呜……还以为是个好主意呢」
和树,「我们还是做更普通的更有party味的。还有能在房子里能做的。可以有一些稍微豪华的装饰的」
樱,「啊,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我们两人也可以做到。我这次买些材料过来,三枝君就叫一些有名的歌手过来」
和树,「若无其事地说着乱来的事!?没有那么多预算」
樱,「不行吗?三枝君在模仿那位歌手的时候,忽然本尊从后面出场,绝对会是一个惊喜的」
和树,「想法很有趣。但是这远远超出一个学生生日会的领域了」
樱,「呜呜……如果更有钱的话。就能让小千乃更开心了……」
樱,「好了,决定了。我要成为律师然后赚很多的钱」
和树,「就为了那种理由决定前程吗!?」
和树,「说要律师,不是应该有制裁邪恶,用法律的力量救助平民,那种志向吗……」
樱,「赚很多钱,为小千乃开盛大的party……有这种理由就足够了」
樱,「有钱的话,什么都……连性别不同的鸿沟都能……呼呼呼」
和树,「等等玉森,你那边有黑暗的气息」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夜)
樱,「聊天聊着聊着就这么晚了」
和树,「真的,时间真是转瞬即逝啊」
是因为和玉森在一起的缘故,吗。
樱,「若是和小千乃有关的话题我可以连续聊上好几天」
和树,「……也是啊」
樱,「下次再来」
加上千乃三人一起,这样说有点不妥。
和树,「下次我们俩再来、啊」
至少今天我多少要抵抗一下。
和树,「……明年的惊喜派对也,要在刚刚的咖啡店开作战协议呐」
樱,「恩、是啊。那时候再两人一起来吧。到那时再把甜点对半吃吧」
和树,「那个也叫一半吗……话说,千乃知道了可能会生气啊。那家伙也喜欢甜点」
……没有回话。
往旁边看,玉森整个人都闷闷不乐了。
樱,「……做了对不起小千乃的事了……做了把人排除在外这种事……怎么办」
和树,「没,就算你这么消沉也……」
樱,「惊喜派对什么的就不应该办的吗」
和树,「不不不不!深刻过头了!暴露了也没关系的。朋友多多少少也会吵架的吧」
樱,「吵架什么的,从没有发生过」
和树,「诶……真的?」
樱,「我们关系很好啊。一次也没有过」
关系很好,没吵过架。
当然地说着的玉森,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违和感。
樱,「我和小千乃,是不能吵架的。无论是多么小的事……都绝不会」
那……作为朋友关系有点不自然不是吗?什么话都能接受吗。
我自身,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都会为一些无聊的东西吵架。
现在想想,这是彼此的主张相互碰撞而必要的事吧。
人际交往真的是那样的东西吗。
和树,「我小的时候有数次和千乃吵架的经历。揉咪咪什么的啦」
樱,「那么!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和树,「没没,时效,时效」
玉森有些过于清高了。虽然她本能没有说。
又没有相互说出真心话……好后悔啊。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翌日继续生日的准备。
班会结束之后,我打起精神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恭次郎,「喂和数,回去吗?最近都回去得很早啊」
和树,「恩……算是吧」
和玉森的事不得不秘密进行。
被千乃发现就完了,但是有奇怪的传言也很麻烦。
恭次郎,「那个……最近和玉森怎么样了」
和树,「……、没,没什么,很普通」
恭次郎在确定周围没人后,很小声地说。
恭次郎,「我可是听到了你们两约会的传闻」
和树,「~~!?在,在哪里听的……」
恭次郎,「但是啊。真的话还好,如果被误会的话会很麻烦所以姑且问一下」
恭次郎,「玉森又有人气,若是往坏的方面发展事情就变大了……说不定也会有说一些下流的事的家伙」
和树,「是啊……对不起啊,让你费心」
恭次郎,「……那么?怎么样了。沉了吗?玉森的樱花满开了吗?」
和树,「你这下流男」
真服了你啊……稍稍大意了啊。
没想到问题会已这种形式产生。
先不管我,玉森说不定会感到困扰……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和树,「久等了。走吧」
和玉森在走廊碰头了。
和树,「那个玉森,从明天开始,不能在离学园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碰头吗?」
樱,「诶,为什么?」
和树,「因为……」
千乃,「啊,终于发现你们两人了!竟然在这种地方悄悄地ー」
……竟然被发现了,但是已经迟了。
樱,「千千千千小千乃!?那、那个、这个、这是」
千乃,「…………」
玉森太动摇了。千乃觉得非常可疑啊……
千乃,「最近啊。总感觉你们两人在偷偷摸摸地做什么?」
和树,「没啊,没什么?」
樱,「对,对不起」
和树,「(笨蛋,道歉之后就更可疑了)」
玉森已经头脑混乱了。
对千乃隐藏事情,这种罪恶感从脸上表现出来了。
和树,「来商量下吧。好吗、玉森?」
樱,「呜、呜……是吗」
和树,「玉森接下来有要事。那么,再见了」
樱,「呜、再见……」
;◆背景(暗転)
一次分别之后,又用电话把玉森喊了出来汇合。
;◆背景(樱並木)
和树,「玉森,在这边」
樱,「三枝君……」
我们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汇合了。
总觉得,越来越有密会的感觉了,让人心跳不已。
两个人共有秘密,仅仅是这样就令人感到彼此间的关系亲密了不少。
樱,「……怎么办,小千乃绝对会有奇怪了想法的……」
与满怀期待的我相反,玉森满脸不高兴。
……怎么了啦,高兴的就只有我吗。
樱,「那个,虽然由我先开口就像笨蛋一样,但是继续对小千乃隐瞒下去……」
和树,「要放弃的事不是一件都没有嘛?」
空气瞬间凝固。
我无视玉森困惑的表情。
和树,「看到了小千乃高兴的表情,之后的事情只要好好说肯定能理解的。」
和树,「千乃事世界上最懂玉森的人,肯定会体谅你的?」
樱,「是,是这样吗……」
啊ー……我在做什么啊。
明明不想让玉森为难的啊。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走出街道的期间说了各种各样的话,可是玉森都反应迟钝。
果然很在意小千乃的事情吧。
和树,「今天是决定生日派对的料理和蛋糕……还有选择生日礼物。玉森有什么想法吗?」
樱,「诶?……啊、当然。千乃喜欢的东西我都完美地掌握了」
和树,「诶,完美地啊」
樱,「啊,你怀疑吗?那告诉你件好事吧。」
樱,「小千乃的豆知识ー」
和树,「……诶,什么要开始了?」
樱,「千乃啊,只要是咸的东西无论多少都吃得下啊。」
和树,「…………呼」
樱,「太好了,三枝君。又学到一个知识了啊」
和树,「……啊、啊哈哈哈啊……是的……」
非常……无所谓的情报。
和树,「那么,这个知道吗?千乃的握力很大的啊。」
樱,「是,是吗……?」
和树,「啊ー?不知道吗?这样最好的朋友的位置就被夺走了啊」
樱,「呜……那么这个三枝君绝对不知道!小千乃,胸上有痣。」
和树,「……是在乳头吗?」
樱,「恩,不在乳头在乳晕外的地方……哈,刚刚的不算!要保密哟」
;■台詞分割したい
和树,「(之后再向本人确定吧)」
樱,「不行ー!」
一边进行着白痴的对话,一边逛着购物中心。
和树,「之后就只有必要的物品了。当天的料理,还有礼物……啊,玉森?」
从文具店的一角开始,玉森就一步都没动。
似乎在偷看着什么,用笔在角落里写着什么。
樱,「留言卡什么的怎么样呢……」
和树,「啊这样的问身为男性的我,我也……在画什么呢。插图?」
涂鸦的地方是,神秘的10头身美少女被玉森画了上去。
和树,「这身材好的美少女是谁?」
樱,「哈……为什么不知道呢。这肯定是小千乃啊」
和树,「诶诶诶诶诶只有身高是的!这个腰很不妙啊,内脏在悲鸣啊。腰身是这样的吗,是吗」
要修正成葫芦型的腰。
樱,「啊ー!?你做了什么啊!?」
和树,「没啊,我在修正啊……」
樱,「千乃这样就是完美的!不要做多余的恶作剧」
和树,「擅自修改是不对的啊……可我想这是正确的修改啊?」
樱,「三枝君真没画画的才能」
和树,「没没,我很擅长画画。将来可以靠女孩子的画来维生。虽然是在快门前」
樱,「就算很擅长画画,若是没有深刻的理解对象也是没有意义的。三枝君,你见过小千乃的裸体吗?」
和树,「什么啊,突然间说这个……」
樱,「我就见过。呼呼」
呜啊这家伙一谈到千乃的事就会变成这种性格。
和树,「……其实有过」
樱,「~~!?你这个偷腥的猫!」
和树,「怎么啦。孩提时代也只瞟过一眼」
樱,「喂喂是东京都警所吗?这里有儿童色情违法者。」
和树,「noー!同是小孩子就没事的!」
和树,「好了,那么就谁画千乃画得好决一胜负吧!」
樱,「好啊,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看着吧……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三次元的千乃画进二次元吧。
和树,「一个大西瓜~两个大西瓜~」
樱,「那是画什么的歌,话说为什么先从胸部开始画。」
和树,「因为这是千乃的魅力点啊……在西瓜的头上~黑色的乳头破破破破破破破破破,在这之前先打个发带~」
樱,「真是的,不要在奇怪的地方打发带。」
和树,「噢噢,连黑痣都忘了~」
樱,「那个求你忘了吧~~!」
和树,「转眼间~小千乃就完成了。」
樱,「除了胸部和蝴蝶结什么都没画不是吗!?」
和树,「呜恩,很好。这幅画就送给玉森你了。」
;◆効果音(紙破く音:バリバリ)
樱,「毁灭!」
和树,「喂喂,弄破事违反规则的……知道了知道了,就平局吧,先冷静下来。」
樱,「这是我压倒性的胜利。」
呜嗯……捉弄千乃的话题还真是有趣啊,玉森。
见到平常见不到她的逗哏真是太好了。
有种微妙的好感度下降的感觉,我们不去管它……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生日派对当天,不得不提前准备好料理。
偷看了下菜品那一栏。
和树,「果然现成的菜很贵啊」
樱,「呜嗯……要带着去小千乃的房间的感觉啊,我想菜品尽量简单就好。」
玉森稍稍烦恼过后,下决心似的点了点头。
樱,「果然想亲手做啊。」
和树,「亲手做啊……」
樱,「去小千乃家的时候,千乃偶尔会做一点给我。」
和树,「那家伙不是不会做料理吗?」
樱,「只会做简单的。蒸红薯什么的啦,甜酒什么的啦。」
老婆婆吗……
樱,「告诉我亲手做东西会非常开心的是小千乃……呼呼」
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小千乃的伟大料理。我目光却离不开,赫赫地笑着的玉森。
啊啊,不妙啊……
我以为暂时会甘愿于做朋友的。
平常是大家闺秀的感觉,一谈到千乃的事就马上就变得认真。
在谈论千乃的时候的笑脸是最可爱的。
樱,「对不起,提出了麻烦了方案。我会一个人吧料理全部做好的。」
和树,「料理的话就交给我把。要用什么做呢?牛肉?猪肉?」
樱,「……」
和树,「怎么了,为什么不做声。」
樱,「……啊哈哈,三枝君,好像爸爸一样」
和树,「还有……我,我怎么没感觉到这是在夸奖我啊。」
樱,「我家的爸爸也是,料理都做不出来还很了不起地说『交给我吧,要做什么啊』这样的……呼呼呼」
和树,「没,那不是想和女儿一起玩耍吗。话说我会做料理。」
樱,「明明靠不住,可是在身边却又让人安心……」
和树,「蛋包饭什么的还是会做的。又靠得住。」
樱,「好像明白了三枝君为什么会受女孩子欢迎了。」
和树,「哈……?我吗?受欢迎?」
樱,「绝对受欢迎啊。我知道」
和树,「我可是还没有过女友啊。」
樱,「肯定马上就会交到的。」
和树,「嘛,帅这点我还是认同的。」
樱,「因为是蟋蟀的蟀。」
和树,「完全没在夸我……这么知道我的性格的也只有玉森了啊。」
樱,「呜,也许吧」
和树,「……」
我装作自然的把脸背向玉森。
但是,恐怕脸耳根都红了,所以暴露了吧。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夕)
和树,「接下来……就只剩选礼物了啊。」
樱,「我已经决定了。要送首饰或者化妆品之类的。」
和树,「我对那些方面一点儿都不知道……」
樱,「不行啊,小千乃喜欢的东西一年内不经常查看的话」
对抗心又燃起来了……
一谈到千乃的事,就会马上会变得热情。
面对得意洋洋口若悬河的玉森,又种要报复回来的感觉。
有没有什么……
和树,「啊……玩偶之类的怎么样。」
樱,「玩偶?」
和树,「孩提时代,我从游戏厅给她抓的玩偶。她貌似很重视似的。虽然现在怎么样了我不知道。」
樱,「……那个狗狗布偶?」
和树,「对!……啊咧,你为什么知道?」
樱,「那是……因为它还在在小千乃的房间里……」
和树,「是吗。哈哈,那么地珍惜它啊……这样一来礼物这一项也是我的胜利了。」
以轻松的心情调侃了一下。
樱,「……」
嘟起嘴在生气啊。
樱,「穆穆……绝交吧。」
和树,「有关千乃的事,沸点就很低啊。」
极少生气的玉森不高兴的表情,也非常可爱啊……
但是被讨厌就不好了。
和树,「但,但是啊,还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人偶啊。好朋友的玉森姐姐,请给我些建议吧……」
樱,「没有送给敌人的盐。」
和树,「呜咕……」
这比想象中的怨念要深啊……
在以后的话题中,再也不做谁和千乃关系更好的比赛了。
樱,「……这个是不是就很好呢?」
像是故意使用敬语的玉森手中拿的是,怎么看都很丑的河马玩偶。
和树,「诶诶……」
樱,「怎么了?」
和树,「没,这个真的能让千乃高兴吗……?」
樱,「……恐怕是」
玉森一边露骨地已开视线一边向我推荐着。
对着做着非常不习惯捉弄人的表情的玉森,我情不自禁地吃起了醋。
看到这样的玉森,买这东西2000日圆都值了……
……2000?这个丑陋的东西竟然要2000日圆。
不对啊,如果玉森的礼物是花,那我不是就成了个笑话吗?
和树,「那么,买吧」
樱,「诶……啊」
结完账后,和玉森汇合。
和树,「久等了」
樱,「……嗯」
玉森这家伙,到了现在才有一些抱歉的表情。
和树,「这样千乃的心就是我的了啦。」
樱,「……嗯」
三个人的话说什么事都会笑的,两个人就诸事不顺啊。
这游戏真难。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和树,「早、早上好」
生徒,「……哦哦」
和树,「?」
虽然只有一点点,教室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有远远地被注视的感觉……总之很奇怪的感觉。
违和感的原因没找到,突然走廊上有人给我打招呼。
樱,「三枝君……」
和树,「玉森?」
玉森带着非常抱歉的表情进入了教室。
这是……在意昨天的事吗?
樱,「那,那个。我,我……有不得不对三枝君抱歉的事……」
似乎非常动摇啊。
似乎,对我说谎还推荐奇怪的人偶给我,而感到相当后悔。
……真是的,在奇怪的地方很笨拙啊。
大概,玉森非常不擅长与他人吵架。
朋友之间小小地拌嘴都要避开,有这样的感觉。
谈到关于千乃的事,虽然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基本上是过度温柔的性格,所以谁都喜欢她。
然而,这样温柔的玉森,现在正为我的事困扰着。
真是不顺利啊……
和树,「那个,玉森」
千乃,「啊ー!和君在欺负小樱」
最麻烦的时候,最麻烦的人乱入了。
和树,「不,不是的。这是昨天……」
解释不出来。
昨天甩开千乃后,两人又去逛街的事必须得瞒住。
千乃,「昨天?」
樱,「那个,小千乃搞错了,全部都是我的错,昨天我对三枝君做了很过分的事……」
千乃,「昨天……你们两人原来在一起啊。」
暴露了。
樱,「不,不是吗!!」
玉森的声音响彻教室。
和树,「玉,玉森,声音太大了……!」
玉森在微微颤抖,非常动摇。
樱,「小千乃……」
千乃,「樱,小樱?不要做出那种表情,我没有生气,你看?」
千乃一下子把面包吞入腹中,同是一边抚摸着玉森的背。
樱,「对不起,对不起小千乃……!」
千乃,「我并没有生气ー」
千乃,「真是的ー,若是想跟和君单独在一起,我会全力支持你的ー」
这应该是想缓和现场气氛,开玩笑的。
但是,但是笑脸没有回到玉森脸上,不如说变成了哭脸。
樱,「不,不是……不是那样的」
生徒,「果然是三角关系啊!」
从教室的某处,传来这样的声音。
生徒,「之前看见你们两人在约会,果然是哪个吧……!」
生徒B,「可恶,我的小樱被....」
生徒C,「三枝和玉森在一起……那么把五味渕抛弃了吗」
樱,「……」
千乃,「啊啊哈哈,真是的,大家都在说什么呢」
虽然千乃一脸轻松,但是玉森却动摇得脸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刹那,玉森用央求的目光望着我。
我想总要做些什么吧。
和树,「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在与场合格格不入的我的歌声中,教室再次安静下来。
毫无根据的流言,误解。全部被我扫了性。
我看到玉森的这种表情,两人的秘密,不负责仍的传言,全部都消失了。
和树,「祝你生日快乐……千乃,生日快乐。虽然和玉森两人准备了,一个惊喜派对」
千乃,「……我的生日是在后天」
咚!教室里发出地鸣般的笑声。
和树,「哈哈~噼啪啊啊啊啊~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千乃,「说了是后天!」
生徒,「啊哈哈哈,超赞啊!那家伙是笨蛋吗」
生徒B,「怎么了~,原来是这样~。原来并没有交往啊」
被和谐的气氛包围下,我在确认刚刚还在哭的娃娃的脸。
樱,「……」
太好了。和平常一样。
和树,「那么,后天再来一次惊喜吧,在那之前要保密啊。当天要纯真地被惊喜到啊,拜托了。」
千乃,「诶,那我的难度不是上升了吗ー」
樱,「啊哈……啊哈哈哈哈」
;◆背景(暗転)
;◆背景(学園廊下)
在千乃的催促下,我把玉森送入教室。
樱,「三枝君,谢谢……还有,对不起」
和树,「有什么需要抱歉的呢」
樱,「我,对三枝君说了谎……礼物的事」
和树,「啊啊、那个。我知道」
樱,「诶……」
和树,「知道的啊。玉森的事」
樱,「……」
和树,「因为是非常非常喜欢千乃的玉森啊」
樱,「……呜嗯,最喜欢小千乃……但是,和三枝君也是朋友」
和树,「很普通,这样的恶作剧。如果是朋友就没事的」
樱,「那么,那么……!那个人偶由我拿着。我会赔偿的」
和树,「可以啊,不喜欢的人偶留着也没用」
樱,「喜欢啊。我,喜欢那种奇怪一点的」
和树,「……那么,就算作我送给玉森的礼物」
把身后藏着的丑陋的人偶送了出去。
樱,「……礼物?」
和树,「给你」
樱,「~!这,这样啊,我,我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礼物……!」
哦,脸红了。
作为朋友,这样就满足了。
樱,「但是,没过生日还送礼物……作为朋友有算是普通吗」
晕。
和树,「普、普通普通!很健全!送人偶、指环、证券都是很健全的!很健全的!」
樱,「里面混入了不健全的东西!」
虽然感觉很好地收了场。
可是关键的惊喜派对已经乱七八糟了。
嘛,算了……就一口气举办一个热闹的派对吧。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然后到了生日当天。
樱,「早上好ー」
和树,「哦,三个人都到齐了啊。那么就尽情的去玩吧」
千乃,「……」
……因为今天是惊喜派对,所以只对千乃说了,随便玩一下。
千乃,「和君,行李额外多一些啊」
和树,「因为我是男人啊」
千乃,「……料理?」
和树,「我的便当」
千乃,「……呼嗯」
樱,「那,那么首先去买蛋糕吧」
千乃,「……生日蛋糕?」
和树,「不不不,单纯的小点心,只是想吃蛋糕罢了。是吧ー」
樱,「是吧ー」
千乃,「啊ー其实啊ー,今天是我生日啊ー」
千乃发出NO的声音。
樱,「诶……是这样吗」
千乃,「有谁在为我庆祝呢ー」
和树,「是啊……有谁在为你庆祝就好了呢」
樱,「能交到这么好的朋友就好了啊」
和树,「做个好孩子,说不定就会有人为你庆祝的」
千乃,「真是的……这场戏演得真久啊」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和树,「对不起,我们要那个整个大蛋糕」
千乃,「整个?这么厉害!要为谁庆祝吗?如果要我选的话我要栗子的」
和树,「不需要你的喜好」
千乃,「真是的ー!」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总之该买的东西都买了,去千乃家吧。
千乃,「呐ー那个大行李是礼物吧?」
和树,「不是,是捡到的」
千乃,「话说回来真是漂亮地包装着啊ー。好像是送谁的生日礼物」
和树,「不,也不一定是生日啊。说不定可能是三回忌的礼物」
千乃,「没有那样的风俗啊!」
和树,「……那个,我说假如。假如,今天是你的生日」
千乃,「本来就是今天」
和树,「我说假如,有为你庆祝生日的善人,嘛,与其说闪人不如说是神大人。还恐怕是帅哥和美女」
和树,「当然那两个人是如胶似漆非常般配的恋人……」
和树,「有吗」
樱,「呼呼呼」
竟然被玉森用手肘戳了一下!
谢谢!奖励!
和树,「那么,如果是像我这样的帅哥,你会想收到什么礼物?」
千乃,「诶诶诶……现在才问吗?那个,手帕什么的?」
和树,「不用在意我。说出你的真心把。也只是说说」
千乃,「那么……夏威夷?」
和树,「你稍微在那儿坐坐」
千乃,「为什么,不是已经说了吗!说完了啊!」
和树,「没有价值啊,价值!送礼物是要靠感情的」
千乃,「……恩」
和树,「……换个话题,布偶很可爱的吧」
千乃,「原来是布偶啊」
;■黒だと不自然
;◆背景(暗転)
不久到了千乃家,房子前面。
樱,「啊,小千乃先进去吧」
千乃,「怎么了怎么了。总觉得你们两好可疑,偷偷摸摸地准备什么吗?」
和树,「饿……进房子似乎有不得了的惊喜。千乃,你把门打开看看」
樱,「啊,千乃进了房子要马上走到里面去。因为很危险」
千乃,「拉炮就已经准备好了吗。准备得好快啊」
;◆効果音(クラッカー音:ぱん)
啪!
樱,「啊……」
和树,「玉森太快了」
千乃,「里面有写着恭喜你的纸条……」
和树,「总之进房间吧。有话之后再说」
看似是非常随随便便的样子。
但是,三个人都非常开心。
如果是这三人的话,就算摔倒了也会觉得很欢乐。
千乃进入房子的瞬间,
;◆効果音(クラッカー音:ぱん)
樱,「小千乃,生日快乐!」
千乃,「嗯,谢谢ー」
和树,「这就是惊喜派对!看见了没玉森,千乃那家伙被震惊到了,五味渕千乃的震惊」
千乃,「完全没被震惊到。看看我这淡定的样子」
樱,「恰啦啦啦啦~,这里面是ー?锵—!料理ー!」
千乃,「我早就知道了。看到的时候马上就闻到香喷喷的味道」
和树,「这就是惊喜!」
千乃,「看看我这淡定的样子」
没过多久调侃完之后,千乃把我们抱住。
千乃,「谢谢,最棒了」
樱,「小千乃……」
和树,「碰到了!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到了!我知道这个触感,和妈妈的一样!」
千乃,「你们两人都辛苦了,真的谢谢ー。嘛,虽然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和树,「才第一天啊。暴露得太快了」
千乃,「还被小樱问了胡乱的爱好ー」
和树,「玉森ー」
樱,「诶」
总之,用果汁干杯。
和树,「你完全没有被吓到啊。我们非常辛苦的啊。特别是玉森老是担心千乃的事」
樱,「呜呜,因为ー」
千乃,「担心什么?」
和树,「我们两人鬼鬼祟祟,有没有把千乃排除在外什么的啦」
千乃,「啊哈哈,不需要担心啊ー」
樱,「因为……要是我们立场互换,我绝对会很失落的」
千乃,「是吗。我倒是很开心」
樱,「怎么会,小千乃能允许我天天和其他的人玩在一起吗?」
千乃,「我会很开心ー。因为小樱给别人的印象很好,和我以外的亲切的人交朋友不是很好嘛ー」
千乃,「这样的小樱,交一些男性朋友,这样就算我不在你身边,每天也可以开开心心的……」
千乃,「这不是非常好的事吗」
樱,「小千乃……!我再也不会让小千乃一个人了」
玉森在千乃的胸前,紧紧抱着千乃。
千乃,「诶ー,有好好听到我的话了吗ー?」
樱,「再也不会和三枝君两人在一起了」
和树,「喂」
…………
之后又开始了开心的派对。
千乃,「吃料理吧ー。我肚子饿了ー」
和树,「我和玉森做的,生日特别料理,快点尝尝」
千乃,「诶,好期待ー」
樱,「首先……千乃喜欢的用煮羊栖菜!」
千乃,「太好了ー。奶奶的味道ー」
樱,「接下来是,说到生日……就缺不了卷心菜沙拉和蛋黄调味料!」
千乃,「不ー!#$%@&*ー!」
樱,「然后重头戏是,说到小千乃的生日那就是这个,小千乃最喜欢的!生姜烧鸡!」
千乃,「不ー!是肉啊这是ー!」
和树,「……饿,完全没有生日的味道!」
樱,「作的时候说了多少次」
千乃,「我最近有些发福,这些都不怎么能吃啊ー」
和树,「没,我虽然知道,但是这样,生日就更应该吃油腻的……」
樱,「呜嗯,给这样想的三枝君这个。昨天准备好的」
和树,「哦哦,鸡翅之前是炸薯条……都是我喜欢的」
樱,「因为受了三枝君很多帮助」
和树,「我喜欢的,原来来都记得……」
樱,「呜嗯」
千乃,「……什么气氛,被迷倒了?」
樱,「不、不是,不是那样的,完全不是!」
不是啊……
千乃,「前些时候的和君真是太帅了ー」
樱,「不是那样的,他照顾了我很多,想报恩……」
千乃,「小樱真讲情义ー」
嗯,情义吗……
樱,「三枝君也,被误解了也什么都不说。这次我来帮你」
和树,「不用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千乃,「那里,不要打情骂俏!今天是我的生日,来重视一下我啊!」
樱,「不,不是那样的……!啊,吃了小千乃点心吗?嗯,昂恩……KIA」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和树,「还有,盘子别掉了」
樱,「谢,谢谢……」
千乃,「被抢了!」
;◆背景(暗転)
派对很顺利地进行着,话题渐渐转移到孩提时代。
千乃,「小时候的河君也很帅啊ー。比现在要帅上十倍」
和树,「现在的我……?」
千乃,「难得的机会就让你们看看吧。相簿在哪里呢ー」
樱,「啊……」
和树,「千乃小时候的相簿吗……玉森看过吗?」
樱,「没……这事第一次」
和树,「是吗」
千乃小时候啊……那么玉森也可能在里面啊。
请务必让我拜见观看。
千乃把手里捧着的相簿打开,有稍稍眼熟的感觉,相片上的是小时候的千乃。
和树,「你,小的时候胸部真小啊……」
千乃,「告你啊」
樱,「小千乃好可爱ー。可以拍下来吗?」
千乃,「可以啊ー……已经拍完了」
千乃,「然后呐,这是旅行的时候,旁边的这是和君」
和树,「哦ー,这个时候的我就是个普通的小鬼啊ー。还没有成长为我这样的帅哥」
千乃,「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习惯啊ー……小樱拍得太多了!」
;■ボイス分割したい
樱,「一张多少钱」
而且是要用买的啊!
和树,「话说回来,每张照片上你都粘着我啊」
千乃,「嘛,这个时候的和君又温柔又帅气啊ー」
和树,「现在也是」
千乃,「我一个人的时候绝对回来到我的身边。是个可靠的男孩子啊ー」
和树,「为什么是过去式?现在呢?」
樱,「……」
看了老照片后,觉得很怀念。
和树,「以前是个迟钝的家伙,现在已经长大了啊~」
千乃,「真是的,好过分啊,和君,啊」
樱,「…………」
啊,不妙啊。玉森的心情……
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还在为千乃的事闷闷不乐……。
最近几天,因为天天见到玉森,总算明白了那微妙的地方 。
和树,「话说回来,小时候的玉森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啊?」
千乃,「啊ー小樱啊,有照片ー」
樱,「~~!」
这次倒是好懂。
在聊过去话题的途中,玉森的表情越来越暗淡。
樱,「我,我的话题没什好聊的,比起这个想看更多小千乃的照片啊」
千乃,「啊咧ー,在哪里啊……」
没有察觉到动摇的玉森的千乃。
樱,「……」
现在就快要哭了的玉森,向我投来救助的眼神。
千乃,「啊,有了!这个这个……和君?」
我一下子把相簿从千乃那儿抢过来,静静地合上。
和树,「还是算了吧」
樱,「……」
千乃,「真是的ー和君明明就是想看自己ー」
和树,「不看算了。反正是小时候的玉森可爱些」
千乃,「怎么突然闹别扭了!?你是那种角色吗!?小樱,这种性骚扰,打他也没关系」
樱,「……嗯」
千乃,「小樱……?身体不舒服?」
玉森按着自己的胸口蹲在一旁。
樱,「没问题……稍微,有点累了……」
千乃,「胸口痛吗?脸也很热ー」
和树,「感冒了吗?」
我还在窥视着玉森的途中。
樱,「~~」
她突然就从我身边闪开了!
和树,「诶……玉森……?」
千乃,「和君,大概是你身上有臭味」
;◆効果音(ショック音:がーん)
和树,「真的ーー!?」
;◆背景(暗転)
在这之后,身体恢复的玉森也和我们像笨蛋吵闹着。
;◆背景(通学路-夜)
生日派对结束了,我和玉森一起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
樱,「行李,还是让我来拿吧」
和树,「不用了。让我来吧」
呜嗯,不错啊这样的买卖。玉森在旁边。
一直想和姐妹之外的人尝试一下的。
樱,「今天……真开心啊」
呆呆地望着黑暗夜晚的玉森轻轻地说。
正在洗澡似的幸福的表情。
明明刚才还是一脸要哭的表情,胡乱变着表情的孩子……
亲近她以前,还没有看过她的笑脸。
和树,「玉森」
樱,「诶……?」
我抓住她手腕拉到身边。
不久,玉森的身旁溜过一辆自行车。
樱,「啊……谢谢……」
和树,「不用谢。但是要好好看清周围啊」
玉森奇妙地意识着被我拉过的手。
樱,「…………」
我轻轻地靠近。
骗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亲呢了……?
樱,「……三枝君,知道了我的太多的事了」
和树,「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樱,「不是这样,所以说……我有那么不可靠吗」
和树,「刚刚自行车很厉害地飞过去了」
樱,「呜呜……是那样,虽然是那样」
樱,「但是还是谢谢,刚刚」
和树,「啊啊,这没什么」
樱,「嘛,得到了帮助。明明今天是想好好报答的。还做了三枝君爱吃的东西」
仅仅是那样作为男人,我的肚子都胀得不得了。
樱,「就这样一味地被帮助,人情完全还不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是这样重情重义的性格。
和树,「那还是放弃轻松些」
樱,「真是的ー,为什么要说那种事……」
稍稍考虑了下,理解了意思的玉森脸一下就红了。
樱,「……为什么要说那种事……」
和树,「玉森满是破绽啊。在千乃看来更是如此」
樱,「我,回去了。行李,谢谢了」
樱,「啊……」
想要从我的手中强硬的夺走行李,手又碰到了。
玉森的脸迫近。
相互都像躲避似地低下了头,慌慌张张地拉开距离。
樱,「再见了」
和树,「啊啊,明天见」
呜嗯……气氛变奇怪了。
过于露骨了吗。
但是没办法,那样的又阻止不了。
;◆背景(暗転)
…………
……………………
……………………………………
;樱個別03.txt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千乃,「小樱,这边,这里有位置」
樱,「谢谢,小千乃」
生日party的第二天,我们回到了以往的日常生活。
选修课的时候,我和往常一样前往小千乃的班级。
和树,「哟,玉森」
樱,「三枝君,借用下桌子」
和树,「桌子都擦亮了。不脏」
樱,「哈哈,谢谢……」
和树,「弄脏也没关系的!随便弄吧!」
千乃,「真是的,和君最近变得好像艺人一样了哟ー。就这么想逗小樱笑吗ー」
樱,「是,是那样吗……」
我和平时一样,坐在三枝君的座位上。
樱,「…………」
总感觉,冷静不下来。
选修课的时候,明明一直是借用的三枝君的桌子。
千乃,「怎么扭扭捏捏的啊」
樱,「诶……那个,那个……是男孩子的座位啊……这样想着……」
千乃,「……诶」
若是其他男生的座位,那就是普通的座位。
被三枝君的私人物品包围,感觉很安心。
真奇怪……。
樱,「呐,小千乃……三枝君啊,平常给人什么样的感觉?」
千乃,「平常没什么感觉啊ー。啊,如果在你面前的话……」
樱,「……在我的面前?」
千乃,「不游泳就会死的鱼是哪种鱼。答案是金枪鱼ー」
樱,「好好说话啊!?」
千乃,「和君啊ー,是会迎合别人的那种类型ー」
樱,「那,那么,小千乃平常都跟和君聊哪一方面的话题?」
千乃,「……小樱」
樱,「还有,三枝君――」
千乃,「问和君的事问得太多了」
樱,「诶……对,对不起」
;◆背景(暗転)
;◆背景(教室)
开始上课后,还是不能小千乃嚼舌头了。
我不知不觉中。
;◆効果音(鉛筆音:カキカキ)
在三枝君的桌子上,涂鸦起来。
画了可爱的猫的画,还留下了和『下午的课要加油啊ー』的消息。
看见这个后,三枝君会怎么想呢……
上课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件事。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
……………………………………
;◆背景(教室)
和树,「结束了ー,吃饭吃饭」
千乃,「欢迎回来ー和君」
和树,「没ー非常ー无聊的课堂,海贼其实是烧杀强盗、杀人如麻的极端恶人。是谁啊,扯淡的漫画家?」
千乃,「虽然无聊,但还精准的抓住了要点啊」
我坐回我的座位后,察觉到了奇怪的东西。
和树,「这是什么。真是奇怪的信息啊……」
千乃,「啊ー那个。是小樱写的啊」
和树,「哪个哪个……『哟嘚咦咪呀哦呜呸呸呸呸呸呸呸……』」
千乃,「这绝对不是写的复活的咒文!?不是没写吗!为什么撒谎!?」
可是为什么,玉森是女孩子啊……
过于可爱的行动,让我变得不果断了。
和树,「好,我也来画」
千乃,「诶,什么样的画……那是谁」
和树,「我的自画像」
千乃,「又做没用的美化……而且还画的很好啊」
和树,「这幅画能让生病的小孩重还笑颜的话……」
千乃,「没有那样的好事?这只是通讯的惯例吧?」
和树,「看了这幅画后,玉森很定会迷上我滴」
千乃,「不做这种蠢事,也……」
和树,「……怎么了」
千乃,「没什么ー」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1,name1
…………
……………………
……………………………………
然后,第二天也有选修课。
;◆背景(教室)
#textbox message1,name1
到了三枝君的座位上。
在我昨天画的小猫的旁边,增添了新的画。
樱,「呼呼」
千乃,「啊,看到了啊ー。不行啊小樱,和君会来劲的」
樱,「但,但是……」
是啊,昨天的消息,读了啊。
感觉很开心……
……虽然画的什么完全搞不懂。
千乃,「又笑了。有那么好笑吗,三枝君的自画像」
樱,「啊,呜恩。有点……」
千乃,「嘛,先别笑了ー那副自画像,因为太过于美化了,反而不知道是谁了ー」
樱,「是那样吗……我一下就知道是三枝君了」
千乃,「……是那样吗」
然后开始上课后,我马上就继续涂鸦起来。
烦恼要写什么的真开心。
明明每天都会见面,说话的啊。
和三枝君两人的会话交流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name
…………
……………………
……………………………………
;◆背景(教室)
和树,「哟,玉森。刚结束?」
樱,「唔嗯,谢谢你的座位」
和树,「哦,再见……」
玉森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直接就走了。
我写在桌子上的信息,她察觉到了吗。
我非常遗憾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然而。我发现的玉森留下的新信息。
千乃,「……和君,又变得不果断了」
和树,「没,没有那回事……」
千乃,「呼嗯……真奇怪。小樱到和和君的座位上就如坐针毡」
和树,「哈哈,年轻的女孩子不就是这样吗。天真烂漫」
千乃,「看上去很淡定,但是明显松了口气」
和树,「哈哇!?」
千乃,「怎么了,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和树,「千、千千千千乃,这是,难道是……玉森的头发……!」
千乃,「真是的,别那么恶心……别呼吸急促地去闻!」
和树,「并不是在想一些奇怪的东西……啊,吓了一跳,回收回收」
千乃,「别放到口袋里去啊!」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1,name1
…………
……………………
……………………………………
;◆背景(教室)
然后又到了下一次的选修课。
和往常一样,想坐在三枝君的座位上。
千乃,「啊ー,对不起,和君的座位被抢了。来这边和我坐吧?」
樱,「嗯……谢谢」
千乃,「真是的ー小樱,和君的座位真的有那么好吗ー?」
樱,「诶……没、没有那回事……」
千乃,「看你非常失落的样子」
樱,「是,吗……」
小千乃明明就在旁边的座位。
怎么回事……。
樱,「那个,小千乃,我有个请求……」
千乃,「是什么呢」
樱,「那个,呐……」
千乃,「…………」
樱,「……啊,还是」
千乃,「可以了吗?」
樱,「……那个,下一次的选修课,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
樱,「想要你帮我占……三枝君的座位……」
千乃,「……唔嗯。可以啊」
樱,「对,对不起,提出奇怪的请求……」
千乃,「并没有很奇怪啊。普通啊普通」
千乃,「是吗ー,小樱原来……」
;樱個別04.txt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textbox message,name
一天放学后。
店员,「欢迎光临,请问几位呢?」
和树,「三个人」
千乃,「今天吃什么呢,蛋糕吗?冰淇淋吗?」
樱,「千乃从早上开始就在想了」
我和,千乃,玉森三个人,来到了经常来的咖啡店。
和树,「那边的座安静些,去那边吧」
千乃,「诶ー。和君最近经常来吗?」
和树,「算是吧。因为要商量有关你生日派对的事,和玉森一起……」
千乃,「就两个人」
樱,「小、小千乃!快、快点坐下来吧!呐」
千乃,「哦ー哦ー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相处得很融洽啊。小千乃支持你们哦ー?」
樱,「真是的ー!又、又不是那样的……是吧,三枝君?」
和树,「……恩,是吧」
最近,总是很难把握和玉森的距离感。
虽然不是关系变差了,相互间有种生硬的感觉……
被捉弄,脸变得通红的玉森正闷闷不乐。
樱,「……」
和树,「怎么了玉森,不做吗?旁边是空的……」
请她坐在我旁边的空席,玉森却扭扭捏捏的不肯动。
千乃,「是讨厌坐在和君的旁边」
樱,「不是的!不是那样的,那个……」
千乃,「啊ー好了好了,没办法啊……那就坐在我旁边吧」
樱,「对,对不起……」
和树,「没事」
不如说太感谢了。我也不是很游刃有余。
现在,玉森靠近,闻到女孩子的体香……总觉得要受不了了。
千乃,「那么ー快点点单ー点单~……小樱?」
坐在我正对面的玉森,为了不让目光交合把头低了下去。
千乃,「诶……正面也不行?有那么?」
樱,「什么有那么,那个……,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樱,「三枝君,是男孩子……て」
千乃,「嗯,是男孩子。知道啊」
樱,「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怎么和男孩子一起过,怎么做才好呢……」
千乃,「……到现在才说」
不如说,很在意她到现在为止是怎么看我的。
拜小千乃所赐,我是的定位,升级成一个男性了。
樱,「小千乃,对不起……能换个座位吗?」
千乃,「诶诶诶修正……没,真好啊,未经世故也要有个限度,真的……」
然后,我们点完单,几分钟后点心来了。
千乃,「今天是巧克力蛋糕!离称霸菜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啊ー」
和树,「真踏实啊。玉森一下子就称霸菜单了」
樱,「等,等等三枝君!?」
和树,「之前我们两人来这儿的时候,你只吃一口留下来的全交给我ー」
千乃,「诶ー,两人吃同一份甜点,呐……」
樱,「不,不是,那个,那是、~~~!」
脸像煮章鱼一样红的玉森,突然站了起来。
樱,「我回去了!!」
造成恐慌了。
千乃,「小樱,太兴奋了……先坐下吧,冷静下来。现在我要吃了」
樱,「但是但是!在三枝君面前做那种事,我真是,已经」
千乃,「……坐下吧」
樱,「嗯……对不起」
千乃的点心时间被妨碍了而发脾气。
千乃,「就算最近很在意和君,不要在男性朋友面前过于喧闹。特别是在我吃东西的时候要安静」
樱,「嗯……」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千乃,「哇ー真美味ー」
和树,「吃得多可以发育胸部哦」
千乃,「请不要一边看着别人的胸部一边说话」
吃完后,玉森稍稍离开了,就我和千乃两个人。
千乃,「话说和君」
千乃又开始问了。
千乃,「和君……喜欢小樱吗?」
和树,「……又是一发直球啊」
千乃,「如果突然有钢筋掉了下来,我和小樱你会先救谁?」
和树,「这,无论选哪个都会有问题留下来」
千乃,「快回答。掉下来的钢筋眼看躲不了了」
和树,「呜,是啊」
千乃,「那?会怎么样」
和树,「……」
要想办法回答。
稍稍思考过后、
和树,「玉森是最好的朋友。认识她真是太好了」
千乃,「撒谎」
和树,「你知道?」
千乃,「知道啊,是青梅竹马啊。和君撒谎的习惯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和树,「真是敌不过,名为青梅竹马的家伙……」
千乃,「和君撒谎的时候,从耳朵里面会有奇怪的液体流出来」
和树,「我才没有那种习惯呢!话说这还算习惯吗,是病吧!?」
千乃,「那么?喜欢那个呢」
以喜欢为前提的对话……
和树,「哔♪哔ー♪哔露露~♪」
千乃,「吹口哨,不要用这么老套的方法蒙混过去」
和树,「我是有证据的啊。我是什么时候喜欢的?何时何分何秒?地球转到第几圈的时候?」
千乃,「那这份写真也不要了呢。小樱的秘密写真」
和树,「区区写真……」
千乃,「花瓣满开的写真宝贝」
和树,「最喜欢玉森了ー!!」
千乃,「没有兴趣的话我就丢掉了」
和树,「等等」
千乃,「有兴趣呢」
和树,「没有,没有但是……手里有朋友那样的写真是不行的。我就来没收吧」
千乃,「拜托别人的方法-。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男子气概ー」
和树,「不给我的话就揍你哦」
千乃,「那是绝对不能对女孩子说的台词。恋爱主人公的禁止词汇啊」
结果,我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得到了写真。
得到樱花满开的写真了……
和树,「并不是……单纯认为长得可爱……玉森的,为朋友着想的温柔的地方,也很好啊……」
千乃,「虽然是好台词,但却是一边半哭着把写真揉成团一边说的,真是浪费了」
和树,「稍稍淘气的地方也很可爱,怯懦的时候也……还有脸很可爱」
千乃,「脸很可爱说了两次了呢」
包括千乃我们三人,然后有过两人一起度过的时间所以我才知道。
各种各样地原因夹杂在一起,我喜欢上了她。
千乃,「恩、恩……和君的感情我知道了……」
千乃,「那么,这次两个人一起去玩怎么样?」
和树,「诶……那么」
和树,「是要做SEX的事吗!?」
千乃,「完全不是!?过程飞过头了」
和树,「不行啊……」
千乃,「也不要那么消沉……总之,小樱的话定对高兴的接受邀请的」
和树,「诶……真的吗」
千乃,「差不多啦。能行的。就像打算要买彩票样的,一下子说出来ー」
和树,「那个比喻是胜率很低啊!?」
和树,「那么稍微练习一下。千乃。请尽量温柔一点」
千乃,「可以啊ー。若是我可以的话ー」
和树,「好了……千乃,这次和我去约会吧」
千乃,「诶ー,怎么办啊……朋友不一起的话」
和树,「最有希望的方法被拒绝了!明明很温柔啊」
千乃,「和君是个好人,但是我想一直和朋友子啊一起」
和树,「这该死的温柔!」
千乃,「没关系的ー。和君的话多半会成功的」
和树,「是那样吗……」
千乃,「有我小千乃的权威在啊」
和树,「……是吗」
确实,我想最近和玉森相处得很好。
拿出勇气邀请的话,说不定能行……?
和树,「上吧……我能做到。和玉森绝对会变好的」
千乃,「对对,要拥有自信」
和树,「玉森的,看我的眼神最近都变得热情起来……话说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一直盯着我」
千乃,「哦哇哇,气势上来了就开始随便捏造过去了」
和树,「啊ー真烦恼啊ー。晚餐在哪里吃呢」
千乃,「啊,啊哈哈……有什么不懂的事,说来听听」
和树,「开始的时候先做什么好呢?先关灯吗?虽然我是开灯派的」
千乃,「那个太早了」
和树,「做吧。试试看」
千乃,「呜,加油啊」
和树,「话说,虽然这么快就商量完了……若是可以的话千乃也来吧?」
千乃,「诶诶诶……和君那个有点……」
和树,「要多少」
千乃,「不要用钱解决问题啊!?」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
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平常分开的地方。
千乃,「再见那。和君加油啊ー」
和树,「哦ー,交给我吧ー」
和千乃分别后,变成和玉森两人一起。
樱,「诶,什么?怎么了?」
和树,「有点」
樱,「三枝君,在挑战什么吗?」
和树,「啊啊,算是吧」
樱,「原来是这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会支持你的」
和树,「谢,谢谢……」
樱,「三枝君的话一定会成功的」
呜啊……怎么办啊……
和树,「真的会支持我?」
樱,「呜嗯,是三枝君啊。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就对我说吧。我会帮忙的」
和树,「……那」
约会的邀请,只是邀请。并不是告白。
……啊咧?约会的邀请,这不是跟说『我很在意你』一样吗?
那,若是拒绝了……会变成这样的事吗。会吗。
比起那种危险的情况,还是延续现在的关系要好些……
现在最好的位置……
樱,「是什么呢」
像笨蛋一样。
和树,「玉森,这周的休息日有空吗?」
被甩了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决定留在她身边了。
在玉森困惑的时候,在身旁帮助她,一直当个朋友。
和树,「一起去玩吗?」
玉森稍稍放心,机械地点了点头。
樱,「诶……没问题,太概……」
多半,她已经理解了我的意图。但是视线还是一直移开。
樱,「啊,小千乃,不问小千乃是否有预定吗?」
和树,「就我们,两个……」
樱,「两个人……吗」
和树,「不行吗?」
玉森气喘吁吁。
虽然视线还是移开的样子,但是还是和我好好地面对面,声音渐渐传过来。
樱,「小千乃不在,也可以吗……?不在……我,没问题,但是三枝君」
和树,「去吧」
樱,「嗯…………好,我去」
;◆背景(暗転)
决定了详细的日期后,道别了。
一定已经停不下来了。
……………………
…………………………………………
;◆背景(樱の部屋)
#textbox message1,name1
……………………
千乃,「在,喂喂」
樱,「哈……哈……」
千乃,「是变态吗」
樱,「不,不是啊,非正紧张,那个,我」
千乃,「内裤的颜色就是肤色。是吗」
樱,「等,等等小千乃!我是樱!」
千乃,「怎么了呢ー」
樱,「真是的……那个,有件事想找你商量……」
千乃,「诶,有事想找我商量……是什么」
樱,「那个,那个……yaー!太害羞了ー」
千乃,「诶ー,那是什么ー。好想知道。在小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想知道。快说吧ー。说个大概给我听吧ー」
樱,「那个,那个……今天……啊啊啊啊不行,好羞人啊ー!绝对不会说!」
千乃,「……呜嗯,虽然知道了,但是不说就不会前进。呐,发生了什么事吗。请用在400字内叙述」
樱,「那个……是三枝君的事」
千乃,「啊ー!跟和君有关ー!吗ー,这样啊ー!好,说来看看,我会帮你的」
樱,「谢谢,小千乃真可靠……那个呐,三枝君,今天……kya说不出!」
千乃,「我可以把电话挂了吗」
樱,「诶,等等,为什么,不是说会帮我的吗」
千乃,「出乎意料的累了。听着听着就想睡了。躺着好吗」
樱,「那个,从三枝君哪里收到了去玩得邀请!!」
千乃,「……难道说是约会?」
樱,「约,约会!?果,果然是那样吗?」
千乃,「肯定是那样的ー。恭喜你,小樱」
樱,「怎,怎么会,我真的是第一次,一点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正烦恼着呢」
千乃,「纳尼,很困扰吗?不开心吗」
樱,「开心啊……第一次是,三枝君……太好了」
千乃,「是吗」
樱,「然后,约、约……出去……害羞得都说不出了」
千乃,「可以把电话挂了吗?」
樱,「约会!去约会!……那个,不知道要穿什么去,我想问了千乃就知道了……」
千乃,「这样啊。第一次的约会啊。想要穿的漂亮的去啊。小樱的心情我非常了解」
樱,「小千乃……」
千乃,「我也是小樱的朋友啊,也想跟你一起商量啊。我想成为你的力量」
千乃,「但是啊小樱,我虽然也非常想借给你力量……」
千乃,「但是我也没有经验啊」
樱,「诶」
千乃,「我也……没有约会的经验。我……没有小樱那种程度受男孩子欢迎啊」
樱,「诶,那个……对,对不起……」
千乃,「我才是对不起」
樱,「那,那,过了这次我会教你的!灵活运用经验」
千乃,「…………好的,真是谢谢」
千乃,「但是,就平常的小樱不好吗」
樱,「说道平时……」
千乃,「你看,平常大家闺秀的感觉」
樱,「内衣也是大家闺秀的感觉要好些吗」
千乃,「已经考虑到那里了吗!?太快了吧?」
樱,「诶,是吗,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不知道……」
千乃,「……嘛,我也没有经验……啊,那就问问母亲吧ー」
樱,「诶诶!?不,不行的!这么羞耻的事绝对说不出啊,明明千乃已经知道了」
千乃,「那我去问问我妈妈ー。妈妈,小樱这次要去约会,要穿胜负内衣吗ー」
樱,「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textbox message,name
然后到了等待已久的约会日。
距离和玉森碰头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和树,「呼仫……『攻陷女人的约会做法特辑』吗……」
我在长椅上坐下,我准备把随便买的男性杂志读了一遍。
当然,已经准备好了。约会路线和台词都准备好了。
但是,现在尽可能想把成功率提高。
对着杂志封面的帅哥行了个多多关照的礼,我开始读了
和树,「受欢迎的男生约会礼仪1.小弟是男人的仪表。玩的时候也要保护重要的东西……」
……这本杂志是多少钱买的去了?1000日元啊。
还是买5卷厕所用纸划得来。
和树,「话说,为什么一去宾馆为前提……」
没有更面向新手的吗?
就算是我也能执行的文章,我啪啦啪啦地找着。
和树,「受欢迎的男生礼仪5.不要抓着前女友的影子不放。把过去舍弃常常保持新鲜的心情进入女人的生殖腔」
把杂志丢到旁边的垃圾箱。
和树,「难度太高了」
非常脏的大叔,把我丢弃的杂志捡了起来。
要灵活的用上啊……
樱,「三枝君……?」
突然被叫住。玉森比预定早30分钟到了。
和树,「玉森,真早啊。明明还有30分钟」
樱,「三枝君才是,骗人,什么时候就在等了?」
就是现在。姐姐直传,让女生迷上自己的台词。
和树,「――刚刚才来」
樱,「诶诶……可是刚刚把杂志丢了吧?那不是已经等了很久了吗……」
和树,「……嘛,是吧……」
但是,怎么了。
先不管身为男生的我,提前30分钟到达……准备等我的玉森。
樱,「啊,那个,三枝君……!」
玉森今天也穿着可爱的私服。
樱,「早,早,早上……早上好!今天,受你之邀,真是……」
僵硬而又紧张的问候。
呜……很可爱啊。
和树,「我,我我我我才是」
被紧张传染了。
樱,「对,对不起……紧张了,还没吃早饭,昨晚还没怎么睡着……」
和树,「这,这样啊。但是没关系!我也完全没睡着!现在好想念我们家被子啊!」
樱,「真,相似啊!真想回去就马上去睡觉啊」
和树,「想回去啊……」
樱,「……啊,我真是说了什么……对不起,忘了吧!」
最开始的问候,失败。
乌云这么快就弥漫了,但是没关系。
我的准备应该非常完美的。
和树,「好了,那么我们快开始吧。今天也要好好地护卫玉森啊ー」
樱,「嗯,拜托你了」
和树,「…………那ー,那个…………啊ー」
不妙啊,玉森那过于可爱的台词。
――不要慌。从屁股口袋里拿出卡片。
和树,「那个……肚子的情况好不好?先去吃一点东西聊下天吗」
樱,「……」
面对堂堂地拿出卡片捧读的我,玉森直接棒立在那儿。
而且刚刚玉森,说过没有吃早饭。
樱,「啊,啊哈哈……是呢,先去吃饭吧」
温柔的玉森的帮助渗透到了心里。
和树,「额ー,马上就会找到店铺的,所以放心吧,额ー,……这个应该这么读」
樱,「passion吧」
和树,「passion。这店名字真好。跟现在的我们真搭配。意思是性兴奋吧」
樱,「我想是热情的意思……」
和树,「…………就是这个」
樱,「那,我们快去吧」
和树,「啊,等等」
卡片上还有东西没说。
但是……难度有点高。
樱,「怎么了?又有难读的字吗?」
和树,「啊」
玉森偷偷看了一下。
卡片上『最重要!』有要看看有没有穿红色服饰和『先要赞赏玉森的衣着』的建议。
和树,「…………哈哈」
樱,「……啊,啊哈哈」
他本人看了后难度更大了……
不,现在不要想别的事,不说出来的话。
照着卡片上写的例文读的话……
和树,「你的衣服,是非常热情的红色啊」
樱,「对,对不起,今天没穿红衣服」
死记硬背失败的例子。
和树,「非常刺激的服装。胸口好像要被进去了」
樱,「啊……」
玉森一下子掩饰住自己的胸口。
樱,「……」
和树,「……」
困扰时候的应对方法,卡片上写了吗。
和树,「喂喂,今天不要说关于千乃的话题哦,因为是我们两人啊」
樱,「还没开始说啊」
和树,「……呜嗯」
乱七八糟的啊。
;◆背景(暗転)
最初摔倒的我们,后面也是不很顺利。
;◆背景(繁華街)
和树,「去看电影吧,电影。全美都诉讼了的问题作品好像是……」
樱,「哪个,上个月好像已经结束放映了……」
和树,「……啊,真的……那玉森想看什么」
樱,「诶,我看什么都行啊,就看三枝君喜欢的吧」
和树,「不不,我就迎合玉森喜好吧」
樱,「呜嗯,我才是……」
这样就没完没了了。路上有坐着的大叔。
和树,「那个ー,现在想看什么样的电影」
樱,「这种决定方法不行ー!」
这样相互谦让的话,电影就要开始了。
结果,我们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一动不动。
和树,「…………」
樱,「…………」
两人都嘿然不语。
玉森提出发邮件来解决。恐怕对象是千乃吧。
我也发邮件给姐姐。
『约会完全没燃起来。怎么办啊』
送信后,姐姐那边马上有回信过来。
『我想要称赞对方的服装。非常热情的红色啊』
那个早就做过了。
我不禁叹气。
难得的初约会。两人一起玩手机啊……
怎么说呢……还是太早了吗。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千乃打来的电话。
千乃,「Yahoー和君。怎么样?」
和树,「非常嗨。现在我们在看夜景」
千乃,「日本现在是白天啊。不行啊和君,好像让小樱非常困扰啊ー」
和树,「……真是惭愧」
今天是初约会。
第一次邀请自己喜欢的女孩,然后成功了。
所以可以的话,不想依赖千乃。
这期间,我要证明我们之间就算没有千乃我也能行。
……但是,若是让玉森失望,还不如让我丢下脸。
话说到了现在羞耻和屎都没有,只能依靠别人。
和树,「怎么办呢」
千乃,「小樱呐,为了今天做了很多很多预习。因为是跟和君的约会,绝对要让它成功」
千乃,「但是一看到和君的脸,预习了的东西就一下子全部飞走了ー」
骗人。我的脸有那种效果吗。
千乃,「虽然知道和君也非常紧张,全部交给你,但是‘怎么办’的邮件来了啊ー」
……这样啊。
玉森和我是一样的。
两个人考虑着用一件事,问着同一个人。
千乃,「话说……我的助言还需要吗?」
和树,「不,已经够了。谢谢」
千乃,「不用谢ー」
和树,「这次还会报酬你的」
千乃,「2000日元就可以了ー」
现金希望啊……
挂掉电话,在心中正坐转向玉森。
和树,「玉森」
樱,「在」
接下来,做为男人不得不出非常难为情的事。
但是,今天是为了让两人都玩得开心来的。
就算是难为情,不帅气都行。
只考虑玉森的事的话,答案马上就出来了。
和树,「预定,之后再决定吧」
樱,「诶,之后……?」
和树,「我也不是很明白。第一次嘛。还有玉森的兴趣,平时都在做什么,我想知道」
樱,「……」
和树,「玉森的事,想要你告诉我」
樱,「我也是,想知道……!三枝君在想的事,想知道」
两人都说了难为情的事,导致我们就像在告白一样,脸通红通红的。
但是多亏这样,我们才踏出了最初的一步。
;◆背景(暗転)
;◆背景(喫茶店‐ラスパラ)
中午很快就过去了。
总之在熟悉的咖啡店,决定之后的预定。
樱,「去太豪华的店,又会紧张的啊……去吃快餐不会很轻松吗」
和树,「也是呢。太逞强的话又会很累的。那这次就在路上吃汉堡」
樱,「那个不行」
和树,「那,下次再去……」
一边拿着小吃,一边作『下一次』的约定的我们。
实际上是很紧迫的约会,对我们来说火候刚刚好。
樱,「呜嗯,那下次一起去好吃的意大利面馆。在那之前我会找到哪里有的」
和树,「啊啊,下次也……两个人啊」
樱,「嗯」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吃完饭后,一边慢悠悠地散着步一边逛着街边小店。
樱,「预先练习……?」
和树,「啊啊,在回忆今天的重头戏。到那个时候会顺利进行吗……万一是在玉森的面前,呐……」
樱,「那是……和女孩子的?预先练习……约会?」
瞬间玉森的脸被乌云密布、
和树,「嘛,虽然是女孩子…………但是是妹妹」
樱,「妹妹……啊哈,啊哈哈,和妹妹的约会练习,三枝君和妹妹关系也太好了吧」
和树,「真不想失败啊……虽然妹妹很高兴啦」
樱,「真好啊ー,妹妹」
没有什么特别预定的我们,对映入眼帘的东西都跃跃欲试。
樱,「诶ー!卡拉OK,我绝对不行的啦,不行不行,在别人面前唱歌什么的」
人生的第一次卡拉OK,开始的时候玉森果断拒绝了。
;◆背景(繁華街)
樱,「啊ー真开心ー!卡拉OK真是太厉害了,真是日本值得褒奖的文化啊」
和树,「太嗨了啊玉森……一直抓着麦不放」
樱,「因,因为,太有趣了……」
玉森,真是可爱。
和树,「那,接下来去哪?」
羞赧的玉森竖起一根手指、
樱,「想,,再唱一曲……不行吗?」
;◆背景(暗転)
;◆背景(通学路-夕)
终于太阳下山了。
和树,「今天真是抱歉,各种事情」
樱,「不,我也是……不更努力的话」
和树,「不不,这种时候应该是男生来努力……」
特别是到了离别的地方。
我们相互,都止步不前。
都努力找话题来拖住时间的脚步。
这份努力,到了现在也让人觉得快乐。
和树,「那,下一次……再去哪里去玩吧」
樱,「呼呼,三枝君这个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看着我,玉森非常高兴地笑了。
和树,「不,因为啊……玉森很有人气啊。不作下次的约定的话,就会被抢走的」
樱,「没问题的」
她正对着我,做出让我安心的笑脸。
樱,「能这样的,只有三枝君……」
和树,「哦,噢……」
不经意间回应了一句。
樱,「再见了,明天再见」
一边目送着玉森,深呼吸让激动的我冷静下来。
仅仅只是一句话,我就已经完全把持不住了。
女孩子真是厉害啊……
;◆背景(暗転)
…………………………
;◆背景(樱の部屋)
#textbox message1,name1
两人约会完的那天晚上。
樱,「喂喂,小千乃?听到了吗?那个呢,那个时候三枝君呐,说我的头发很漂亮啊」
千乃,「诶—这样啊……」
从樱的约会报告开始已经过了2个小时了。
樱,「三枝君呐,是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也不是普通,怎么说呢……小千乃你在听吗?」
千乃,「对不起,故意没在听」
樱,「故意!?」
千乃,「因为ー,小樱最近一聊到和君的事就停不下来了」
樱,「对,对不起……」
千乃,「……虽然是到你喜欢他ー」
樱,「…………诶」
樱,「等,等等……,我,喜欢什么的,还没有说过……?」
千乃,「诶ー现在还没?有什么关系呢相亲相爱的ー」
樱,「那,那是哪里的情报?情报源可靠吗」
千乃,「哇真是拼命啊……」
樱,「确,确实三枝君是个好人……但是,那样……因,因为,我也喜欢千乃啊!!!」
千乃,「这,这样啊……加上我说啊……」
千乃,「嘛,算了……也不否定呐ー」
樱,「没有否定就算喜欢这样的想法非常奇怪啊。逻辑上错了」
千乃,「那喜欢吗?讨厌吗?」
樱,「沉默是金」
千乃,「好了好了……嘛,就我看来你们两人很般配啊」
樱,「真是的,真的不是那样啊~」
;◆背景(暗転)
;◆背景(繁華街)
#textbox message,name
千乃,「和君,早上好ー」
和树,「好ー」
和玉森的约会才过了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同一个地方又被女孩子叫了出来。
和树,「……真是的怎么一下子又把别人叫出来……昨天约会肌肉还很痛啊」
千乃,「约会要使用肌肉?」
和树,「不,回去后为了抑制我的兴奋……」
千乃,「真是的ー和君还没老样子啊ー」
和树,「……千乃」
千乃,「嗯、怎么了?」
和树,「很可爱啊你的衣服。新买的吗?」
千乃,「嗯、嗯……谢、谢谢……」
和树,「那,先进店坐坐吧。你喜欢和食的吧?我知道一家安静的定食屋(定食屋是日式料理店)」
千乃,「……完美!」
和树,「怎么了,有什么不满吗」
千乃,「明明昨天小樱的时候就完全不行,为什么我的时候就这么完美」
和树,「那是因为,如果是你的话我就完全不紧张啊」
千乃,「啊ー,原来如此……就是因为这样才朋友很多但是就是没有女朋友……」
和树,「怎么了,你就是为了挖苦我而来的吗」
千乃,「今天叫你来的目的是,就是为了来指导笨拙的和君的」
和树,「诶……难道你有约会的经验吗」
千乃,「差不多有100次吧」
和树,「真的吗……」
千乃,「小樱的爱好我都牢牢掌握了」
和树,「女孩子同士吗……」
千乃,「不不,小樱已经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了。我拜托的话多半会吧Kiss给我的吧」
和树,「……真的吗?」
千乃,「假称比大小去摸胸什么的」
和树,「震惊,拜托你了师傅!话说我也想听摸师傅的胸」
千乃,「呼哈哈,那个就等来世吧」
以这样一种感觉,和千乃两人慢悠悠地散着步。
昨天去了哪家店,这样聊着,她刨根问底地向我打听着。
千乃,「不更主动一点的话是不行的ー。小樱是非常被动的ー」
千乃,「啊,还有小樱的卡拉OK怎么样?很好吗?其实是很差?」
……千乃这家伙。
说是要指导我,结果,却一直在问玉森的事。
千乃,「……为什么要笑?」
和树,「没,那么在意玉森啊」
千乃耸了耸肩,表示否定。
和树,「对不住啊,我独占了一天」
千乃,「没什么。马上就抢回来。已经和她约了下次去卡拉OK」
千乃,「话说,也就只有一天,你和小樱两人在一起」
和树,「你生日之前也是呐」
千乃,「,仅仅几周在一起,还是跟我的关系要好些。青梅之交的说」
和树,「……嗯」
千乃,「那么可爱的人,不想让给那边只有脸看得过去的家伙」
和树,「呜嗯」
千乃,「所以……和君不加油是不行的啊」
和树,「看来我很受期待啊」
千乃,「和小樱最亲密的关系,就让给和君了,不允许失败」
和树,「……我会妥善处理的」
千乃,「至少要超过我,不然我是不会让给你的ー」
和树,「平局的情况呢?」
千乃,「没办法呐,那就重婚。我就取了小樱跟和君吧」
和树,「胸部有四个啊!人间天堂啊!」
;◆背景(暗転)
#textbox message1,name1
………………
有个死死盯着两人的样子的女孩子。
;◆背景(繁華街)
樱,「(小千乃和……三枝君?)」
想过去打个招呼,虽然有迈出脚步。
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