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辉之季节~》澪篇(剧本原案)

发布于 2018-09-26  23 次阅读


非常幸福的…那个日常生活,我却时常忘了它的存在。而且,偶然才会有所感谢。谢谢。这样幸福的日常。即使是跑过水洼时,裤子沾上了飞溅起来的泥巴,那也是幸福的小碎片。希望能够…永远继续下去。在水洼那儿奔来跳去。收集著幸福的小碎片。但是…崩坏…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永远。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悲伤的事…从来…没有…

「永远是存在的哟。」

她说了。「就在这里哟。」

确实,她这么说了。存在著永远的地方。现在,我正站在…这里。

喀啦~!随著耳边传来的这个声音,视野突然变得白茫茫一片。白…还是说…有点刺痛…怎么…那么耀眼啊…

声音「喂,该起来了哟~」

呜姆…已经早上了啊…所以才这么亮的啊…老实地起来继续睡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起床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啊。该怎么说呢?原本是不应该再睡的没错,可是就这么继续保持在恍恍惚惚的浅眠状态下的话…到最后,果然还是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比睡觉这件事更能让意识感到舒服了吧…呼…嘎吧!这次感觉到的,像是有什么风突然被吸进来所造成的压力一样,身体突然变的很轻。好轻…还是说…冷…这么说来…棉被没了啊…声「喂~!」

差不多该起来了还要继续睡可恶…输了。我将身体缩成一团,拼命留住逐渐消失的体温。睡意还正浓啊。好吧。呼…啪!!这次换成头底下的支撑物消失了,接着眼前的视野突然变暗了。变暗…这么说来,呼吸也变困难了…是不是…会挂掉啊…

浩平「咕…咕哇…」

浩平「…噗啊啊啊!!」

头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压在上面的枕头,脸总算露出来了。

声音「终于起来了。」

浩平「嘿~嘿……」

视野大概是因为刚刚缺氧的关系,变的一片黑白,我慢慢调整呼吸。自己的房间里,同时也注意到了,站在床旁边的人。抬头一看,站在那里的,是个穿了制服的女孩子。

浩平「奇怪!为什么会有没见过的美少女,一早就来叫醒我啊!?」

我吃了一惊,后退著靠上了墙壁。少女「…在说什么啊。」

没见过的美少女楞了一下,然后用双手捧著棉被,慢慢走到了打开的窗户边。

浩平「好啦,开玩笑的啦…」

没见过的美少女(这个暂且不论)走到阳台,把棉被在栏杆上铺开,用手轻轻拍著。

长森「不过浩平啊,我真担心你以后如果娶不到好老婆,那该怎么办。」

浩平「怎么突然说这个啊…」

长森「应该要稍微强势一点的女孩子才可以吧,因为这样才有办法把你给拉起来。」

这句台词是不是在哪听过啊。

长森「喂~要迟到了,还不赶快准备吗?」

拍了几下棉被之后,她开始催起我来了。

浩平「怎么,突然这么现实了起来。」

长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浩平「不…没什么…」

我把制服跟书包分别抱在两边的腋下,离开了房间。下来到了楼下,一个人也没有。归根究底,肯定是由起子阿姨要出去的时候,把正在外头等著的长森叫进来,说…『…看来好像还在睡的样子,所以就麻烦你把他给叫起来吧。』…之类的话。用『那个人』来形容那个人,一点也没错。就算突然换成另一个不是我的人住进这里,她也不会发现吧。一直都在忙著工作的事。对她而言,家似乎只是个用来睡觉的地方而已,搞不好连把它当作私人物品的意识都没有的样子。不过话虽然这么说,我在这里倒也过的挺开心的。餐桌上已经准备好早餐了,我随手抓起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然后还有些别的事,刚站到了盥洗室的镜子前,就又被长森捉住了。

长森「不赶快出发,还在这里可以吗?」

浩平「不行,我今天早上还没有洗头耶。」

长森「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啦!」

浩平「一直很想试着做一次看看。」

长森「那种事找假日做就好了。」

浩平「如果不想等也没关系,你就先走吧。」

长森「…你是认真的?」

长森「那要不要帮忙。」

浩平「不,我丝毫没有这么想。」

长森「………唉。」

她似乎无法忍受的叹了一口气。我也该差不多一点啦,如果因为乱开这种没头没尾的玩笑而迟到的话,实在太蠢了。

浩平「走吧。」

我先走向了门口。出了大门之后,一边深呼吸一边伸展了一下身体,呼出了淡淡的白雾。

长森「喂~快走吧。」

长森推了推我的背。

浩平「时间呢?」

长森「来。」

让我看了她的手表。

浩平「这样啊,不快跑的话确实赶不上…」

长森「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出了门之后,我们就开始跑了。不能放慢速度,还要继续跑。嗯…继续维持这种速度的话,应该就赶得上了。哒哒哒哒…而长森也紧跟在后面。可是虽然已经习惯早上这样的景象,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还是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好像有那里不对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有无数的分歧点,虽然无法到达现在这种状况的可能性,应该相当高才对,可是我现在,确实在这里。尽管如此,不过从这里试着考虑自己人生的话,就更觉得不可思议了。失去亲人,被拜托给现在母亲这边的叔母(由起子阿姨)照顾的时候,是我7岁那年。来到没有朋友,而且又陌生的地方。对于那时还小的我而言,这个小镇就跟言语不通的外国一样。那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这家伙。匡…!像平时一样地,一个人闷在房里的时候,突然从窗户玻璃那儿传来了声音。匡…!是什么啊…?这里是二楼耶…把石头丢上来后撞到玻璃的声音吗?匡…!声音又来了。恶作剧吗…?放着不管的话,应该自己就会停下来吧。匡…!不知道过了多久,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真是有耐心的家伙啊…为了看看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我打开了窗户。于是…空!额头正中央刚好被扔来的一块大石头打个正着,我按着像是有一群小鸟在耳边鸣叫一般的脑袋,下意识的当场蹲了下来。「哇哇!怎么那么刚好…!」

从下头传来慌张的声音。「在搞什么啊!」

捂住肿起来的额头,我一边站起来一边大声叱责着。「那个…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在家啦!」

正下方,站在墙外的女孩子,仰视着发出了辩解。脸似乎有见过的样子…应该是我的同班同学吧。以这家伙为对象,我继续抱怨着。「很痛耶!」

「对不起!是我的不对!」

「很糟糕的恶作剧耶!」

「只是想叫你一起来玩而已啦,没有别的意思啦!」

「骗人!」

「我才不是在骗人啦!」

「敢捉弄我,从明天开始就给我好好觉悟吧!」

「呜哇~!真的不是在骗你啦!」

这个女孩,就是正在身后哒哒哒地跑着的长森。从那天开始,我一直对长森恶作剧。掀她的裙子,拉她的内裤…把她的鞋子藏起来,或是增加鞋子的数量…(把别人的鞋子放进她的鞋柜里)必杀,午餐连桌掀!(吃午餐的时候翻桌,非常豪爽的大绝)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十分恶质的事…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还会有现在的关系。所以一想到这里,我开始深深感慨起,人生到目前为止的分歧。

长森「浩平,前面!」

这话是什么意思…正当我在思索着『浩平,前面!』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时…?

声音「啊!」

浩平「…咦?」

碰咚……………!!相撞了。可是因为我在紧急的时候,有稍微护住了身体,所以没跟对方一样,夸张的滑倒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之后,当场仆街。

浩平「………」

不过跟趴倒在地上的对方比起来,现在还站着,而且还摆着似乎要冲出去这个动作的自己,好像我这边才是加害者。

浩平「这种情况看来,好像完全是我的错似的…」

女孩「…当然是你的错啦!」

啪!对方把脸抬了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孩子,突然间就换了一付表情。

女孩「喂,那边那个不是有看到吗?」

那个女孩把目光移到站在我后面的长森身上。

长森「咦…?啊…嗯…是浩平的不对吧…」

认错是长森的错

浩平「那样…会有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的错…」

女孩「结果到底是不是啊!」

浩平「啊…那个,应该算是我的错吧…」

女孩「在绕什么圈子啊!」

女孩「好痛~!脚好痛啦!我正在赶时间耶,怎么还这样!」

浩平「糟糕,我也一样在赶时间啊,那就先这样了。」

浩平「长森,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长森「我…我不也一样吗!?」

我直接无视她的这句话,一口气往学校的方向冲过去。

长森「等…等一下,浩平!」

一口气冲过了校门,到鞋柜旁边才停了下来。

长森「呼…总算赶上了。」

正当我在换鞋子的时候,长森也到了。

浩平「怎么,连你也逃来了吗?」

长森「是没错,可是…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啊。」

浩平「啊啊,随便啦…」

没见过的制服,好像也不是这附近学校的学生,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在钟声的回响中,沿着走廊往教室走去。

浩平「不过可真是个看起来的样子,跟实际上的性格落差超大的女孩子啊…」

长森「嗯…是啊。」

走进教室的时候,在走廊上刚好看到级任老师就要来了。

长森「那么…」

长森把书包放到了靠走廊那边的座位上。我一边赶紧走到靠窗的座位那里就座,一边跟朋友聊几句。接着老师走进教室里,在座位上的同学们立刻规矩了起来。还四处站着的同学,也连忙回自己座位上。我把视线移向窗外,等级任老师开始讲话。但是,跟平时一样的情形就到此为止了。教室里的男同学,突然开始骚动了起来。…怎么啦?我把目光移回教室内。然后立刻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幻觉了。为什么应该是胡子脸的老师,竟然变成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了?担任「咳咳,安静。」

不对,胡子老师(昵称『胡子』)就站在那女孩的身旁。担任「喂!你们男的别再吵成这样了。那里到那里!还给我在那边打波浪!」

胡子拼命让闹成一团的班上稍微安静一点之后,继续说了。担任「咳咳,这位是上星期最后一堂要下课的时后,我说过要来的转学生。」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的样子。担任「那么,就请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胡子这句话才刚说完,班上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时候了,于是那个女孩开口了。

女孩「我叫七濑留美。」

可是仔细看看,感觉好像在哪里有见过那个女孩的样子。…啊!不就是今天早上撞到的那个吗?转头往长森那边看过去,她也『嗯嗯』的向我点了点头。可是…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老实说,这种差距实在太大了点吧。

七濑「嗯…因为父母突然调职的关系,所以就这样转学到这里来了。」

七濑「一开始虽然很紧张,不过看到大家这么高兴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看她说的那么可爱的样子,有人甚至还跳起舞来,场面顿时又开始闹了起来。担任「安静点!那边那个!别在课桌上跳舞,这样很危险的!」

七濑「那么以后就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说完后大大的鞠了一躬。同时从台下此起彼落的,传来一声声男同学欢迎的呼声。担任「咳咳,座位的话…那排刚好有个空。」

胡子往我这里看了过来。我这排确实有一个没摆桌椅的空位没错。担任「折原,到走廊去拿套桌椅来,摆到你的座位后面。」

连问问我的意见都没有的就决定了,然后胡子就结束了今天的班会。担任「那么,大家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自己去问吧,以上。」

说完后,胡子就自己一个人走出了教室。而转眼间,那个转学生就被围起来了。

浩平「唉…」

我看了一眼这种状况,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到走廊去拿她的桌椅了。走廊的墙边,放着课桌和倒扣在上头的椅子。我抱着一套桌椅走回教室,将它放在自己位子的正后方。仔细想想之后,我把自己的位子移到最后面,她的桌椅则摆到我的前头去。

长森「啊…你怎么随便就换了位置。」

浩平「因为要是让那种家伙坐在我后头的话,什么时候偷偷给我来几下都不知道。」

长森「可是老师不是说,要七濑坐在浩平的后面吗?」

浩平「胡子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啦。」

长森「你这么说也没错啦。」

胡子这家伙是不会斤斤计较这些的。

长森「那…浩平你觉得呢?」

她看着出现在黑板前的人山人海说了。

浩平「这个啊…」

浩平「可是跟早上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比起来,现在这样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长森「老实说,这么看上去的话,说不定她的个性,是我们想像不到的坚定可靠呢。」

浩平「你的结论就是这样?」

长森「这种性格,不正跟浩平很合吗?」

浩平「啥?」

长森「说不定今天早上的事情,正是你们命运的邂逅。而且她的座位就在前面,有很多跟她说话的机会。」

浩平「是这样吗…」

浩平「你想就这样,随便把我丢给其他的女生是吗?」

长森「只是一直在担心,有没有人能好好管住你呢,浩平。」

留下这句话,听到第一堂课钟声响起的长森,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这家伙在搞什么啊、好像是我妈一样的突然说了这些…算了,反正事实上似乎也差不多了…声「那个…」

跟我说话的,换成另一个声音。

浩平「什么?」

转头一看,是那个转学生啊。

七濑「谢谢你帮我把桌子拿过来了。」

浩平「你的脚已经不要紧吧…?」

七濑「咦?……」

七濑「……呜哇!」

好像这时才记起我的样子。

七濑「…………」

相对无言…我跟她之间的气氛突然整个冷掉了。

浩平「啊啊,你今天早上还真有气势呢。」

七濑「…那个,折原同学你在说什么啊?请多指教了。」

她直接无视了我的话后,有点慌张的打算先就座再说。

浩平「这是我的位子,你的在前面。」

七濑「咦?怎么前后对调了…」

浩平「说到这里,你今天早上还真有气势呢。」

七濑「………」

她一言不发的,背对着我坐了下来。听着粉笔在黑板上书写所发出的卡卡声,我放下手上的自动笔,看着她的后脑勺。嗯…那家伙在装什么可爱啊。还是说,她真的不是今天早上的那家伙…?试着确认还是算了不会错的,怎么看都像是同一个人。但是这家伙真的要这样,一直隐瞒自己的本性,过着她的学生生活吗?从今天早上的样子来看,我想这根本就行不通吧…………。……。………。总算到下课时间了。先生「今天就到这里了。」

咚的一声,老师用合起来的教科书敲了讲桌一下。呼…这堂课总算是结束了。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男子学生「喔喔,七濑同学!」

男子学生「等等,别推我!」

男子学生「喂!是我先说话的吧!」

男同学们有如疾风怒涛一般的涌向七濑。连我都被挤的动弹不得了。呜…寡不敌众,可恶…我努力把桌子往教室的墙壁移动,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参进去,在一边旁观就好。直到第二堂课开始的钟声响了,人潮还是没有消退的迹象。到最后,当然是在老师的咆哮声下,挡住我视野的那些家伙才一哄而散。………。……。………。午休…买完面包回来后,跟我想的一样,平时我吃午餐的座位,早就已经没有我容身的余地了。男同学们把七濑围的水泄不通,像是百花齐放般争先恐后的想要跟七濑说话。七濑有点吃惊的戳着自己的小便当盒,不过看来她似乎还是聊的满开心的样子。

长森「真不得了,本班的大红人就坐你前面。」

正当我楞在门前进退不得的时候,长森出现了。手上拿着一盒纸盒装的牛奶。

浩平「没办法,那就去屋顶好了。」

长森「屋顶?会冷哟。」

浩平「是那样吗?不过应该不要紧吧。」

长森「来我的座位上吃吧。」

浩平「你的座位…?」

在长森的座位吃拒绝总觉得,在女生的座位吃东西有点不好意思…这算是个机会吗?

浩平「那就这样吧。」

长森「那就这样吧。」

我跟在脚步像是一跳一跳般的长森后面,往她的座位走去了。

住井「喂~折原,吃过午餐了吗?」

在途中我被朋友住井给叫住了。

浩平「还没,等一下就要吃了。」

住井「真幸运,一起去学校餐厅吧,我请客。」

浩平「哎,真的假的?」

住井「啊啊,因为昨天大胜了一场啊。」

还是别问他,是什么大胜了一场吧。

浩平「嗯…好,那就走吧。」

买来的这些面包什么的,放到明天也还能吃。可是住井这家伙可不是天天都会请客的,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吃他一顿啦。于是我很快就答应了。接下来…这些该怎么处理啊…此时两手抱着的面包跟茶,实在有点碍事。

浩平「喔~对了,长森。这些就先放在你这里吧。」

以眼前长森的桌上为目标,我把这些一样样的放在那上头。

浩平「可别吃掉喔,那是我明天的午餐。」

长森「嗯…嗯…」

住井「这样好吗?」

浩平「啊啊…对啦,吃多少都没问题吧?」

住井「反正只要学校餐厅有就行,这样还不够吗?」

住井一边说一边离开了教室。因为在学校餐厅里跟住井聊了起来,所以今天的午休就在学校餐厅里渡过了。下午的课开始了。不管是什么科目(体育课除外),总之下午第一堂课,是最适合睡觉的时候。不过考试快到了,还是多少听点课比较保险吧。可是好困…练习防睡技巧不必特别去压抑生理需求吧想睡的时候就睡。就像动物一般,放任自己的欲望一点,也不会怎么样嘛。………。……。…。呼………。…。嗯…已经下课了吗?果然完美的像动物般睡过去了…呼~我伸了个懒腰。七濑身边还是跟刚才一样,虽然少了一些,不过这些男同学们还是围满了她身边。在这些喧哗声中,下课时间就这么渡过了。嗯~好无聊…没什么事好做,就来检查看看七濑的头发有没有分叉吧。等等,不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吧…!考试快到了…………。……。………。

浩平「哇~!总算结束了…!」

随着代表第六堂课的钟声,我竭尽所能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浩平「喂~七濑,第六堂课下课了。现在开始被叫做『放学后』喔~」

七濑「这种事情知道啦,我又不是从异世界那边转学过来的。」

浩平「什么嘛,难得我热心的告诉你。」

男子連中「七濑同学,现在要回去了吗?」

男子連中「要不要带你参观一下学校?」

七濑「啊哈,该怎么办才好呢~」

那群家伙马上就聚过来了啊…我把课本塞进书包里,从他们之间的空隙钻出来。

浩平「呼啊~」

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肚子也饿了…邀长森一起回去去社团活动社团活动…我应该算是社团的…幽灵社员,不对,是社团自己变成像幽灵船一样才对…即使去了,应该也是一个人都没有的状态吧。我沿着没什么人光顾的这条走廊,走向不常前往的另一栋校舍。美术教室,音乐教室等特殊的教室,是集中在这栋校舍的一、二楼。然后我目标的社团教室,就跟三楼文化类社团的社团教室排在一起。我站到外表看不出是社团教室门前,接着推开了那扇门。于是,在社团教室的角落,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女。如果有像这样如同漫画般的邂逅的话,特地来这里就有价值了。不过很可惜,现实世界可不是这么戏剧性的。

浩平「好像笨蛋一样…」

特地跑来,确定里头什么都没有,打算离开的时候,我后悔了。接着就那样从大开的门口出来了。附带一提,社团的名字好像叫『轻音乐社』,是三年前有一位顾问,打算成立一个不输其他学校的大型爵士乐团(Big Band)而创设的。可是来的净是些误解了社团成立目的的社员,因此我也失去了干劲,所以社团就成了现在这副好像濒临废社的模样了。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大型爵士乐团是什么意思。现在我除了知道轻音乐是爵士乐这种事之外,别的就束手无策了。去鞋柜换了鞋子后,我离开出入口,穿过放学后闲散的中庭,往校门口的方向走过去。经过运动场的时候,看到运动方面的社团在跑步的样子,有种对方跟我像是属于不同人种一般的不协调感。虽然是同一个学校没错,但是用来打发时间的方式实在差太多了吧。每天就好好学习,好好运动,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这样的生活我可受不了啊。其实我也没有特别想过,要怎么运用这段时间啦。跟一样是这种想法的男同学们,一起到那里玩,那也挺开心的。或是跟长森她四处闲逛后,再一起回家去也不错。像这样的生活,才比较适合我。不管谁怎么念我都无所谓,我心里就只想过那样的学生生活。走出校门后,我悠哉悠哉的踏上了回家的路。看来由起子阿姨好像还没回来的样子。算了,反正平时就是这样。由起子阿姨出来开门迎接的机率,本来就低的可以。我在楼下刷完牙后,懒洋洋的把制服脱下来,换上了睡衣。

浩平「唔~嗯…」

钻进被窝的时候,我稍微想了一下。这么直接的就睡床上,实在不合我意…今天早上被用那种方式叫起来,为了报这一箭之仇,所以我也来吓吓长森好了。在床底下睡觉在桌子下睡觉在衣柜里睡觉好,就睡在桌子底下吧。如果她像今天早上那样掀我被子的话,就会发现我不在里头。关灯之后,我钻到书桌底下,把身体缩成一团。然后还很周到的,把椅子往里头拉到没有余地为止。

浩平「………」

看起来相当勉强的样子,不过还是不妨碍我睡觉的。………。……。…。  喀啦~!随着窗帘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同时照进来了。

长森「喂~起床了哟!」

啪噗!

长森「这…!?」

长森「哇啊~!竟然把被子卷起来,弄成像有人睡的样子!」

呼…

长森「浩平~!你在哪里?」

呼…

长森「书包和制服都还在…」

长森「真的会迟到的啦,浩平!?」

呼…

长森「浩平~~!!」

长森「哇啊啊!到底在哪里嘛!?」

喀啦!咔碰!嘎吱嘎吱!

长森「啊!在这里!」

拖出来拖出来…嗯…?为什么身体在跟地板摩擦呢…

长森「喂!再不起来就迟到了喔!」

哇,原来是被长森拖出来了啊。

浩平「早安…」

我自己把下半身移出床底,接着站起来了。

长森「你到底是怎么睡的,竟然会睡到桌子底下去!?」

浩平「没有啦,只是想吓吓妳而已…」

长森「啊~!吓了我一大跳!!」

长森「这样可以了吗?」

浩平「哇…还可以…」

长森「比起那种事,时间快不够啦!」

浩平「嗯?」

看看长森伸出手来给我看的手表,是跟平常一样紧迫的时间。

长森「好…好!」

书包和衣服被塞了过来。

长森「快点快点~」

浩平「嗯…」

接着被她推着我的后背,走出了房间。

浩平「我要换衣服,刷牙就交给妳吧,长森。」

长森「谁的牙?」

浩平「我的。」

长森「为什么非要我给你做到这种地步不可啊!」

浩平「不,只是想说像这样的事,到底办不办的到而已…」

长森「唉…」

长森「浩平果然需要找个能照顾你的好人啊…」

浩平「又来了…?」

长森「好啦,我会等你的,要快点喔。」

浩平「嗯,啊啊…」

到最后,等我衣服一换好,就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家门。

长森「你真的是为了吓我一跳,才做那种事的?」

浩平「嗯?」

因为我们正在拼命跑,所以我听不太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长森「你真的是为了吓我一跳,才睡在那种地方的?」

浩平「不然我睡那个地方,还会有别的理由吗?」

长森「唉…」

长森「平时你就已经很让我吃惊了,所以不需要再特别那么做了啦。」

长森「…身体不会很痛吗?」

浩平「不会,我不管是什么地方,都能睡的很好的~」

长森「你这份用心,要是能用在别的方面就好了。」

浩平「像是哪方面呢?」

长森「…啊~?」

长森「那个…平时我都叫你起床,你可以表示一下感谢之类的…」

浩平「没错,是应该要感谢一下…」

送妳个礼物好吗?那么来约会好吗?

浩平「送妳个礼物好吗?」

长森「我了解。」

浩平「那么,承蒙长森您每天早晨的关照…」

长森「嗯嗯。」

浩平「那就买瓶清洁剂送妳吧。」

长森「我、我可不喜欢收到像那样的东西啊~」

浩平「真的吗?这种东西不是时常都在用的吗?」

长森「是这么说没错,但是…那个用掉就没了,还是送一些会有形体留下来的东西比较好吧…」

浩平「那么毛球清除器如何?」

长森「别、别送那种实用品啦~」

浩平「为什么?不是时常有毛球黏在妳身上吗?」

长森「是浩平才对。平时总是有毛球黏在你身上。」

浩平「我?妳是说真的吗?」

长森「然后你再说『把它们拿下来』还是什么的,这样我的工作量就又要增加了。」

浩平「那种东西确实是拿下来会比较舒服~」

长森「不~要。」

浩平「那么就买个掏耳勺给妳。」

长森「别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啦。」

浩平「长森,我觉得掏耳勺很适合妳耶。」

长森「不~要。」

浩平「那么…」

长森「你觉得你真的想对方向了吗…?」

浩平「长森妳喜欢猫对吧?」

长森「没错,总算想对了。」

浩平「那么就送妳猫的剥制标本吧~」

长森「我才不要那种东西啦~」

浩平「而且是我亲手制作的。」

长森「哇,这样太残忍了啦…」

且慢,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长森的鼻子微微抽动着,而且跑的速度变慢了。

浩平「我只是开玩笑的啦!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长森「好…」

我们又一起继续跑了。两人弯过最后一个转角,一口气往校门口冲过去。

浩平「来、来的及吗?」

长森「听!钟声开始了哟。」

长森说话的同时,钟声开始回响在晴朗的天空里。

浩平「接下来就是跟胡子一决胜负了。」

长森「嗯。」

我们穿过空荡荡的中庭,慌张地跑到了鞋柜前。

浩平「来。」

冲在前面的我,顺手把长森的室内鞋也拿了出来。

长森「谢谢。」

一边跑在走廊上,一边越过其它班的级任老师,冲进教室里。

浩平「呼…就是这么一回事…」

长森「嗯。」

教室里充满着先到的那些同学们聊天的声音,完全不受我们影响的继续闹着。跟长森分开后,我往自己靠窗的位子走去,一边把书包丢到桌上,一边拉出椅子坐了下来。坐我前面的七濑已经到了,正看着窗外。早安,打声招呼无视

浩平「哟~早安啊,七濑。」

七濑「嗯…」

七濑「喔…早安。」

浩平「怎么这样,妳还好吧?」

七濑「很、很好啊…」

浩平「那样啊,那好吧。」

浩平「七濑如果出现在我面前的话,请无论如何都不要无精打采的。」

七濑「你在说什么啊…」

浩平「因为在我的视线里,如果出现不高兴的人的话,这样我也会跟着没精神的。」

七濑「听到好消息了,只要我一直不高兴的话,这样你应该也会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啰。」

浩平「可是妳不也会变衰弱吗?」

七濑「这是用来对付你的最后手段…」

在这种像是在互相开玩笑的对话结束前,我们班的级任老师胡子就进来了,而早上的班会也跟着开始了。唔唔…感觉好困啊…也许是因为昨晚睡在那种地方,所以没睡好的关系吧…像这种时候,要是老师突然问我问题的话,我可能没办法一下子醒来的…或者,我应该找个简单的事情来做,以免自己睡着吧…练习防睡技巧还是睡觉算了果然还是睡吧。………………呼…………嗯…已经下课了吗?果然完美的像动物般睡过去了…呼~我伸了个懒腰。七濑身边和以前一样,虽然少了一些,不过这些男同学们还是围满了她身边。虽然还想在下课时间对她说些什么,可是我想肯定会被她无视的吧。……………………跟昨天一样,七濑的座位到了午休的时候,又变成那些家伙拿着饭盒,聚在这里像是在开同乐会的地方了。有点不爽的是,我的座位被他们给推到一边去了。挤到那里头去老实的去学校餐厅吃因为我觉得这样有点过分,于是挤进了那堆男同学里头。男同学们「啊哈哈,原来是这样,七濑真是太有趣了~」

这群人像是在进攻一样,争先恐后的问七濑问题。这么多人挤成一团,估计他们应该也搞不清楚哪句话是谁说的吧。那我就说几句话,帮这些一头热的家伙稍微降降温好了。男同学们「嗨~妳头发的绑法好可爱哟~」

声音「谢谢。不过这个是假发哟。」

男同学们「妳的制服是以前那间学校的对吧?这个看起来也好可爱哟~」

声音「谢谢。不过这个有将近两年没脱了,味道很重的,千万别靠太近哟。」

男同学们「那个缎带也很可爱哟。」

声音「谢谢。不过这个是我爷爷爱用的腹带,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条。」

男同学们「什………」

效果似乎开始出来了,有些男同学开始慢慢离开了。

七濑「…奇怪?我刚刚没说话啊,是谁在代替我回答的…?」

声音「才没有那种事,我就是七濑,以后就叫我七屁吧~」

七濑「谁…是你!?」

哇、危险!快溜!我在被七濑抓住之前,迅速的抽身而逃。不管怎么说,在这种地方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吃饭,还是到学校餐厅避难去吧。要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正在吸着盒装牛奶的长森,不过因为有女同学在她旁边,所以我没说什么就走过去了。跟我想的一样,学校餐厅前人挤人的。我随便买了几个面包后,找个位子坐下来。结果这边一样吵的要命,感觉就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差不多…

住井「啊~找到了,你在这种地方啊。」

住井那家伙看到我之后,走过来大剌剌的坐到我对面的那个位子上。

住井「你啊,要来的话就跟我打声招呼嘛,我也很时常来学校餐厅光顾的。」

浩平「那我下次就先邀你好了。」

住井「总之,你最好多少学点跟人往来的社交技巧吧。」

他一边说,一边开始吃起了他点的今日特餐。

浩平「那为了证明我们之间的友情,我就帮你把皮剥掉,方便你吃它们吧。」

住井「你这家伙,别剥我的水饺皮!」

就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无意义对话中,午休的时间结束了。……………………

浩平「好了,七濑,一起回家吧。」

七濑「嗯,稍等一下。」

七濑「等等!我什么时候跟你变成这种关系了啊!!」

浩平「这有什么关系呢?妳是不也要回去吗?那就一起走吧。」

七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跟着她一个人回去去社团露个脸

浩平「好啦好啦,我知道妳的意思了…」

还是放弃吧,于是我选择了让步。

浩平「那就再见了。」

七濑「再见啦。」

我连忙转身下了楼梯。到鞋柜去换了鞋子之后,我走出了出入口,穿过放学后,人潮已经散去的中庭,踏上了回家的归途。像平时那样一个人吃晚餐,接着把自己裹在棉被里看电视。过了晚上12点以后,睡意达到了最高潮,于是我裹着棉被去关掉了电视和电灯。我转个身之后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愉快的睡眠时间。  我看过一望无际的大海…为什么,它这么能触动人心呢?试着想象一下,被抛到其中的自己。就算把手伸出去,也抓不到任何东西。就算再怎么挣扎,也碰不到任何东西。将四肢伸展到极限,也接触不到任何东西。只有水平线的世界…对,那里确实也是另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没有迎接我的地方,我也没时间造访那里。但这并不是绝望。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永远』存在的最初瞬间…被抛到这片大海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永远』…所以我逃避着小小的水平线,把心思放到远方的水平线去。虚无…封闭意志,把自己关在永远之海的囚牢中的,就是此时的我。有…还是没有?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就已经踏上旅途了。  早上。被某种噪音从睡梦中吵醒的我,下意识的用惺忪的睡眼,看了一下枕边的闹钟。经过荧光处理的长短针和表盘,在微暗中散发着青白色的微光。我努力的把模糊的视线,聚焦到闹钟上。

浩平「…6点…半吗?」

骗人…?我再看了一次时间。……确实是6点30分。这不就比平时早起了将近一个小时吗?起来继续睡不需要在这种时间,莫名奇妙的起来吧。我重新钻进了被窝里闭上了眼睛,回到宝贵的睡眠时间。………………………………睡不着。我确实还有睡意,可是却有东西在妨碍我的入睡。从窗外传来的噪音。那是雨的声音。只要在意过一次之后,雨声就离不开我耳边了。

浩平「……」

我缓缓的从被窝爬出来后,拉开了窗帘。沙~~~~~!外面果然在下雨。盖住了整个天空的厚厚黑云,把原有的阳光通通遮住了。被风吹动的雨点,彷佛气势汹汹的想冲进房里一样。远方似乎还有什么光芒一闪而过。接着是一声感觉好像连地都在动一般的轰然巨响。彷佛是被雷声给触发了一样,感觉雨势似乎又变大了一些。

浩平「…真是个讨厌的天气啊。」

嘟哝一声之后,我叹了一口气并拉下了窗帘。隔绝了往外的视线同时,房里又回到了微暗。可是爱困的感觉已经完全没了。取代睡意的,是肚子饿的感觉。浩平(…没办法,乖乖的起来好了。)我打消继续睡回笼觉的主意,开始准备起一些必要的东西。接着我背起书包,走出了房间。一楼的客厅。摸索着找出电灯的开关后,把它打开来。无人的客厅亮了起来。…说的也是,这种时间由起子阿姨应该还在睡才对吧。没办法,谁叫她工作那么忙呢。我悄悄的往厨房移动,尽可能不要吵醒由起子阿姨。目的当然是为了准备早餐。嘎吱嘎吱的打开橱子,里头放着四包甜点面包。嗯,收获还不赖。打开冰箱拿出喝到一半的柳橙汁,打开它喝了几口润润喉。吃了两包面包之后,把另外两包塞进书包里。…就充当我今天的午餐吧。我一边做着这样的打算,一边准备出门。到头来,早上还是没见到由起子阿姨。

浩平「…『你怎么自己先走掉了!』……大概会被她这么说吧。」

我一边想象着长森气鼓鼓的模样,一边撑着伞走在路上。不管怎么说,我可从来没跟她约过说要一起上学的。我边给自己找理由,边仰望起了天空。

浩平「今天全国都在下雨,而且北海道甚至还下雪了吗…」

我回忆着今天早上的气象报告,同时走在住宅区坚固的柏油路上。雪…原来已经到了这样的季节了吗?怪不得这么冷。感慨的情绪持续没多久,我边走边跳过路上出现的一个个巨大的水洼。从伞沿滴落的雨珠,打湿了制服。这种天气好像有90%的可能性会一直持续到晚上的样子。…这是早上的气象报告说的。看着天上的乌云,我对这句话根本没什么怀疑的余地。边走边从伞下看着平时习以为常的小镇,偶然看到的一幕景象,让我停下了脚步。突兀的出现在住宅区中的一片空地。

浩平「真怀念…居然还在啊。」

我不禁脱口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就在街道旁边,但在丛生的高高杂草包围下,让人看不到里头的情形。就像是小孩子的秘密基地一样的地方。拿我自己来说,小时后的我在放学后,总是到这里玩到太阳要下山了才回家。那时长的比我还高的杂草,现在已经在我的视线之下了。

浩平「我还以为早就不在了…」

因为其它的几个空地,现在都已经变成崭新的住宅了。我带着半是怀念,半是好奇的心情,踏进了那个地方。吸饱了雨水的地面,被我的体重压的微微一沉。

浩平「就跟以前一样…」

我突然觉得有点寂寞。像这样的地方。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熟悉的制服。看来她跟我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一动也不动地凝望着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她的样子,就像是一幅不可思议的图画一般。就是像这样的女孩。那个女孩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于是慢慢的回头了。

女孩「……」

我有见过她。里村茜(さとむら あかね)。是班上同学。附带一提,我跟她不是很熟。茜「……」

不对,其实连一句话也没跟她说过。茜「……」

浩平「……」

只有视线无言的对话。这应该就是俗话说的眼神示意吧。……不对,骗你的。茜「……」

不管怎么说,在路旁(?)遇到同学的话,不打个招呼似乎有失礼数吧。

浩平「…哎,妳在这地方做什么啊。」

茜「…你是谁?」

……唔。我先被她给打击了。

浩平「妳至少也该记得同学的名字吧。」

茜「…同学。」

她用平稳…或者说听不出什么感情起伏的声音,重复了这两个字。

浩平「我是跟妳同班的折原。」

茜「这样?」

……呜。第二次试着打招呼也失败了。

浩平「…没什么,偶然在这种地方遇到了,自然应该要打声招呼吧…」

茜「这样?」

她的口气很直接。

浩平「…没什么啦,就是这个…那个…」

茜「找我有事吗?」

浩平「什么都没有。」

我边点头边回答。茜「我也没事要找你。」

她回话时一动也不动。沙~~~~~!到现在还是完全没有减弱迹象的雨势,像厚厚的帘子一样,挡在我和女孩之间。

浩平「哎,妳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茜「那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浩平「是没有什么事啦…」

茜「那我也没有。」

浩平「……」

茜「……」

浩平「……」

茜「……」

不行…这是我的极限了。

浩平「既然我们都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茜「…等一下。」

她突然从后头叫住正打算要离开的我。一样是没有任何抑扬顿挫的声音。

浩平「…怎么?」

茜「……」

面对面的凝视着我。寂寞的眼神。哀伤的视线。茜「……」

像是在渴求什么依靠一样的眼神。茜「抱歉,已经没事了…」

她单方面地移开了视线。从我这边移到了什么都没有的天空中。然后又沉默了。

浩平「一直这样站在雨里的话,妳会着凉的。」

茜「没关系的…」

茜「因为笨蛋是不会感冒的…」

她神色如常的低声说道。

浩平「…这样…吗。」

天空一样盖满了黑色的云朵,但感觉雨势似乎变小了一些的样子。留着里村一个人在空地,我自己继续往学校去了。不停打在伞上的雨,让我的脚步更加沉重了。通过挤满了一堆堆撑伞家伙的校门,往出入口前进。

长森「你怎么自己先走掉了!」

走到出入口的同时,我被长森一把捉住了。长森气喘吁吁的,说着如我预料一般的话。

长森「我从门外叫你,可是完全没有回答,还以为你该不会因为营养不良,结果倒在房里了说…」

浩平「可是妳没看到,门口已经没有我的鞋子了吗?」

长森「是没错啦,不过我从来没想过,浩平你会早起的说…」

浩平「就算这样,可是我的鞋子不在门口的话,难道还有其它原因吗?」

长森「也许你睡觉的时候还穿着鞋子啊…」

浩平「我哪会做这种事!」

浩平「难道在妳的心目中,跟我早起的机率比起来,我穿着鞋子睡觉的机率还比较高是吗?」

长森「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浩平「…算了…时间不够了。」

我们赶紧换起鞋子,不再废话了。跟长森打听里村的事赶快去教室吧

浩平「快点,长森。」

我对还在换鞋子的长森叫了一声。

长森「等一下…」

她连忙把室内鞋穿好后,跑来我这边。

浩平「今天好不容易起的这么早,如果这样还迟到的话,那真的是太蠢了。」

长森「不要紧,还有时间的。」

浩平「这样啊。」

确认长森也跟过来了之后,我们开始走在走廊上。就在那时,我偶然回头看了一眼出入口。茜「……」

出现在出入口的这位同学,收起了那把熟悉的粉红雨伞。她低着头,静静地走向自己的鞋柜。在她的身后,大雨维持着跟她进来时一样的气势不停下着。茜「……」

在大雨的包围中…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就只是站在那里的女孩…彷佛随时会哭出来的身影。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

长森「…浩平,怎么了?」

浩平「只是不喜欢这场雨而已。」

长森「唔…嗯,对啊。」

听不出我话里有什么涵义的长森,含糊的应了一句。

浩平「…走吧。」

我把视线从里村身上移开,往教室前进。长森就跟在我后面。跟昨天,或者是更早以前,都一直未变的景象。但是…我们到教室时,级任老师还没到的样子。跟同学随便聊了几句之后,我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被雨打湿了一些的书包往旁边一丢,我一个转头,正好跟刚走进教室的里村四目相对。茜「……」

若无其事的移开了她的目光后,里村在自己的位子坐下了。浩平(…里村的座位在那里是吗。)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这时正好级任老师胡子也进了教室,今天的上课时间就开始了。上午的课真是无聊,自然打哈欠的次数也增加了许多。偶尔往旁边一望。在教室另一侧,正对着我现在这个位子的那个座位。以前一直都被我忽略的地方。一个同学就坐在那里。里村在打开的笔记本上,默默地抄写着黑板上的内容。在我凝视了她一会儿后,里村察觉到了某人(就是我)的视线,于是放下了笔,转头往我这里一看。茜「……」

四目相对。…有什么事吗?带着指责意味的眼神这么说了。…不,没什么事。…这样。目光回到了笔记本上。………怎么了?她又转过身来,因为我还在看着她。…不,没事。…这样。目光再一次落回笔记本上。……够了,我也不再继续看那边了。……这算什么对话啊………这次我往相反的方向看。隔着窗户和附在它上头的水滴,看的见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式各样不同颜色的雨伞,在下头来来往往的。雨啊……真希望下课前可以停啊…我一边想着这样的事,一边撑过今天上午的课。总算上完了第四堂课。接着就是午休时间了。各有打算的大家开始行动了。有些人陆续前往学校餐厅。几个要买面包的家伙冲了出去。或者是把别人的桌子并起来,在教室排成小圈圈的。

浩平「…也有人打算在自己的座位吃相扑火锅。」

七濑「谁啊!」

她对我的话特别有反应。或许她比我想象的还老实也说不定。…总之,每个人都有大致的行动模式,不过我可不一样。我每天的行动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律。能够勉强猜到我午休时间要做什么的,恐怕就只有长森了吧。今天我打算要做的,可是以前从来没做过的特殊行动喔。我从书包里拿出今天早上塞进里头的午餐(甜点面包两个),去找一个学生。

浩平「喂~南!」

南「…怎么啦?」

被我一叫之后,南转过头来。

浩平「不好意思,你的桌子借我一下吧。」

南「折原怎么了…你该不会要用它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浩平「你是指什么奇怪的事啊…」

南「最近你不是在挑战桌子可以迭几层吗?」

浩平「我现在对那个已经没兴趣了。」

南「这我倒是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我的各种前科太多了,所以很难让他相信吧。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浩平「我只是打算在你的位子吃午餐而已啦。」

南「这么普通吗?」

浩平「如果有不普通的吃午餐方法,那我还真想看看。」

(佑一似乎说过类似的话)南「说不定是你想到了什么新花招之类的…」

浩平「就算是我也没那个闲工夫啦。」

南「不然…」

他还在犹豫,看样子似乎不太想借的样子。男学生「喂~南你还在拖拖拉拉什么啊,快点去学校餐厅啦。」

南「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浩平「等等,这边还没解决喔。」

南「…我知道我知道,借你就是了。」

浩平「喔~多谢啦。」

浩平「为了表达我的谢意,就用会让你大吃一惊的样子还你吧~」

南「不用!」

丢下这句话后,他连忙跑了出去。虽然有点麻烦,不过还是借到了。这样就确实解决地点问题了。我坐在南的座位上往后一转。

浩平「…哟,真是巧遇啊。」

茜「……」

我和坐在这个位子后的学生……里村面对面了。当然这不是什么巧遇。这就是我的目的。邀她一起吃问她今天早上的事

浩平「其实是我很在意今天早上的那件事啦。」

茜「…为什么?」

带着指责意味的小小声音。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通常不会对一件事这么执着的,但心里却有个声音,阻止我放弃弄清楚这件事。简直就像是…它不仅仅是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茜「……」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为难。

浩平「如果不要的话,不跟我说也没关系…」

茜「…不要。」

很直接的说了。

浩平「我懂了,那我就不提那件事了。」

茜「……」

浩平「难得又见面了,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呢?」

茜「…不要。」

她似乎根本不想听我说话。而且…茜「…好了。」

她把便当盒收好后,离开了座位。

浩平「等等!妳还剩这么多耶~!」

茜「…因为肚子已经饱了。」

她忽然一转身,往走廊离开了。桌上只留下被用女孩子的粉红色手帕,包的好好的便当盒。……因为总觉得让人有点懊恼,于是我保持着往后坐的不自然姿势,咬着我的面包。面对着没人坐的课桌,大口大口的吃着午餐。…面包没有配饮料吃的话,果然有点干啊…尽管好几次都差点吞不下去,不过我还是尽力把它们吃完了。

长森「…你在做什么?」

走过来的长森问了一句。

浩平「看不就知道了…在吃午餐啊。」

长森「这样啊…」

她脸上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点点头。结果到了第五堂课的上课钟响,里村都还没回来。

浩平「我该不会被讨厌了吧?」

南「这我可不知道…」

的确,刚回来的南当然也不知道。南「重要的是,把我的座位还来吧。」

浩平「…好啦。」

就在我离开的同时,里村也回来了。同时下午的上课老师也跟着进来了…下午无聊的上课时间。我隔着窗子看着外头下雨的街道来打发时间。气象报告似乎说中了。第六堂课结束的钟声一响,学生们一起离开了座位。邀谁一起回家赶快回家吧在这种下雨天,我根本没打算要去什么地方,还是赶快回家好了。我背着书包走到了走廊。也许是因为这场阴郁的雨,我今天都没有特别要做些什么的兴趣。我混在回家社的学生里,往出入口过去。下课后的出入口。气象报告漂亮的说中了,从早上就开始下的雨,到现在还在下。话虽然这么说,但也还是看的到忘了带伞的同学,在出入口走投无路的模样。浩平(体育社团的那些家伙今天也休息了吧…)浩平(今天这种天气,我是不是也回家会比较好…)我的社团活动当然跟天气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是有没有心情的问题。跟同样想赶快回家的同学们随便聊了几句之后,我也换好了鞋子。「…哈啾。」

嗯?从后面传来了喷嚏声。「…哈啾。」

下意识的一回头,跟后面的同学面对面了。  茜「……」

仔细想想,今天好像跟她特别有缘的样子。今天说不定一口气补齐了,之前没跟她来往的时间。茜「…哈啾。」

记得喷嚏要是打三次以上的话,就是感冒了。

浩平「不要紧吧?」

茜「…什么?」

浩平「妳是不是感冒了?」

茜「…不要紧…哈啾。」

就在说话的时候,她打了第四个喷嚏。

浩平「保健室那里有感冒药…」

茜「…不要紧。」

浩平「听说今年的流行性感冒特别严重。」

其实这是每年都会讲的台词。茜「…不要紧。」

她是说今年的感冒没什么,还是指她有绝对的自信说自己不要紧啊…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认为她说这些会有什么根据。

浩平「哎,我是在关心妳耶,妳的态度就不能稍微亲切点吗?」

茜「…你要说的就只是这个吗?」

她又没有听人说话了。

浩平「不对,还有…你今天早上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起她叫住我那时,脸上的表情。茜「只是你的错觉而已。」

她低下头,打算从旁走开。

浩平「不,不是错觉,我确实…」

茜「只是…你的错觉而已。」

她转身背着我说了

浩平「…是这样吗。」

浩平「好啦,我不管那是不是什么错觉。」

茜「……」

浩平「总之……最好还是多注意一下妳的身体状况。」

这是真的。茜「……」

浩平「那就明天见了。」

茜「…好。」

她微微点点头后,撑着伞走出了出入口。跟今天早上在空地那里看到的那把一样的粉红色雨伞。……

浩平「我可是很有耐性的…」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虽然下雨跟我的社团活动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决定直接回家,不去社团活动了。我一边望着下雨的街道,一边踏上了归途。结果今天的这场雨,一直下到了晚上都还没停。  我一边在暖炉旁,把被雨打湿了的制服烘干,一边打开了电视。  因为找频道花了点时间,结果等我发现时,时间已经超过一点了。把完全烘干的制服挂在衣架上后,我钻进了被窝。眼睛一闭,很轻松的就睡着了。  喀啦~!  随着窗帘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同时照进来了。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让我再睡三天…」

长森「如果真的再睡上三天的话,你会生病的!」

跟平时一样的早上…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我老妈了啊…

长森「起床!」

嘎吧!跟平时一样的,掀了我的被单。

长森「呜哇!」

嘎吧!不过今天被单又被盖回去了。

长森「浩平…里面没、没穿啊~!」

浩平「嗯…?哎哎?」

我坐起上半身,看了一眼被单底下,真的是一丝不挂的裸体!

浩平「这、这~?」

浩平「长森…你、你!」

长森「你误会了,我、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啦!!」

浩平「那为什么我会变成裸体了!?」

长森「我也不知道啊…刚刚把被子一掀开,里面就没穿了。」

浩平「长森你如果想要……我的话就说嘛,何必这么麻烦呢…」

长森「喂…如果还有时间开玩笑,就赶快准备上课要用的东西吧。」

长森「这里。」

她把制服和书包递给我。唔…该怎么说呢?本来想藉由诬赖她,让我跟她说话时能够占上风的作战,好像进行到途中就被她给识破了。

浩平「只是想让你看看我最自然的模样嘛…」

长森「我一点也不想看那种东西。」

浩平「这样吗?要不要改天再一起洗个澡,让你见识一下我多有男子气概呢?」

长森「我才没有跟你一起洗澡过呢。」

浩平「有,应该有吧。」

长森「跟这个比起来,你再不快点,我们就要迟到啰。」

浩平「啊,是这样没错。」

长森「不过啊,我们真的一起洗过澡吗?」

浩平「有。」

长森「没有吧,因为我对浩平的裸体一点印象也没有。」

浩平「那个时候我们挤在同一个澡盆里,玩的很开心…」

浩平「我那时可是好奇心很重的小子,所以你身上没有我没碰过的地方。」

长森「哇!别再说那种如果被人听见了,会造成误解的话了啦!」

浩平「我记得你如果没带你的玩具进去的话,就不要洗澡了,因为你会觉得这样太无聊了。」

长森「你骗人!我洗澡的时候从来不会带玩具进去的。」

浩平「真的吗?大概…」

有什么东西长森总是拿着的呢……现在又来了。

长森「浩平,一边想事情一边跑的话很危险的!」

浩平「我哪里会三不五时的撞到别人啊。」

声音「哇啊!」

浩平「…哎?」

碰咚……………!!相撞了。不过我不会重蹈覆辙的,在相撞前我先把手肘往外摆在胸前,结果在撞击的时候,手肘正好结结实实的顶到了对方的剑突。对方一转眼就仆街了。

浩平「好、快逃吧。」

七濑「喂~~~~~!」

啪!对方把脸抬了起来。

浩平「啊,七濑。」

七濑「你说『啊,七濑。』是什么意思!!你、你怎么可以冲这么快,而且要撞到的时候还故意把手肘摆出来,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啊…!!」

浩平「我只是觉得手肘摆那里刚刚好而已啊…」

七濑「这就是你对女孩子的态度吗!?」

逃吧照顾她

浩平「不过看你好像一时还爬不起来的样子,我还是先逃再说吧~」

长森「这怎么可以!」

浩平「也对,那么就拜托你照顾她了,我要上学去了。」

长森「我也要!」

七濑「还有我!」

浩平「知道啦~」

我将她们的指责抛在脑后,迅速逃出了这个场合。当~~当~~当~~当~…在上课的铃声中,我冲进了出入口。

浩平「呼,看来总算赶上了吧…」

咚!我突然被从后面狠狠的踢了一脚,就这样『咻~』的飞扑进一群正在谈笑的学生里头。

浩平「不…不好意思,刚刚突然有人从后面踢我…」

我回头一看,七濑和长森就站在那里。

七濑「早安啊~折原。」

浩平「原来是你啊…怎么可以这么卑鄙的…」

这样看来,她的状况应该还不错吧。

长森「呼…一路冲过来,感觉好累。」

长森「不过七濑她虽然肚子很痛,不过速度的还是快的让我吃惊呢。」

七濑「没什么啦,只是我对自己的体力还稍微有点自信而已。」

浩平「不是因为你其实是男生的关系吗?」

七濑「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刚说了非常失礼的话喔!」

长森「啊?老师来了哟。」

以那个声音作为信号,我们连忙进了教室,就各自的位置。……………住井(喂…)浩平(嗯…?)上课时,在恍惚恍惚中,有人突然叫醒了我。声音的主人是坐我隔壁的住井。住井(我们现在正在传这个,你就看看吧。)浩平(啥…?)他传了一张便条纸给我。『向各位报告一下,我们班现在正在票选本班最受欢迎的女生。只限男生可以投票,请秘密的私底下进行。投票截止日 明天』又再做这种事啦…似乎是住井和坐他周围的那些笨蛋(好像也说到我了…),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想出来的蠢活动,而且还实际执行了的样子。而且还特别选在上课的时候传阅,虽然主要也是为了消磨时间,但另一方面,也让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被女生发现。浩平(喂,我们在传阅这个消息。)我把纸条传给了七濑。惨了!我忘了这张纸条不能传给女生的…!

七濑「………」

她看到了…我肯定在接下来的下课时间,她一定会找我说些什么的…

浩平「我不去。」

七濑「跟我到走廊一下。」

七濑「喂,怎么我还没说,你就先回答了。」

浩平「因为我猜的出七濑接下来的行动…」

七濑「不管,给我过来一下。」

浩平「那个活动已经做过了,而且名次都已经排出来了。」

七濑「这个真的已经做过了?那名次呢?…喂,你怎么又在我问之前就先回答了!」

浩平「所以我才说,我猜的出你的行动啊…」

七濑「啊啊…我怎么都不知道有这种事…」

七濑「总之,就是男生们在票选心目中理想的女生没错吧?」

虽然她没有明说,不过我想在她心里,应该是把成为『理想中的女生』,当作她是淑女的证明吧。

七濑「哎…我真的很在意那个的说…」

浩平「这样啊,那就睡一觉,明天起来就知道了。」

七濑「那个…目前的排行…你有没有办法知道呢…?」

浩平「我想现在应该还没几个人投票吧,不过…」

七濑「不管啦…拜托你了。」

浩平「不然…我找住井那家伙问问看,稍等一下吧。」

七濑「嗯…不好意思。」

七濑「怎么了?」

浩平「我真的吓了一跳…」

七濑「咦?」

浩平「七濑,你目前领先在第一名。」

七濑「哇,怎么可能,是真的吗?」

浩平「你目前以两票的得票数领先第一。」

七濑「太好了~!」

七濑「等等,这算什么领先啊,笨蛋!」

浩平「因为投票的人还不多嘛,目前只有五个人投票而已。」

七濑「原来如此…」

浩平「但如果能一直维持这个比例的话,你应该有办法获胜的样子。」

七濑「嗯…是没错啦。」

浩平「所以从今天开始的这三天,你得维护好你在男生心目中的形象,不能做出任何有损形象的举动。」

浩平「比如说,要是在大家面前突然放个屁的话,那欢迎度肯定会一口气大幅下降的。」

七濑「我才不会呢!」

浩平「总之如果可以保持你平时的表现,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七濑「啊…真的吗?」

浩平「嗯,只要像平时那样就好了。」

老师「那么,今天就那一排吧。」

英文老师手指指向了靠窗的那一排,总之就是我们坐的这排。七濑(哇,刚好指到这里。)浩平(怎么,你在着急什么?)七濑(你知道,我对英文很不拿手啊…)浩平(那么你就老实说『我不知道!』不就行了吗?)七濑(不要啦…我想帅气的答出正确答案…)看样子…这家伙应该很在意那个排名吧…七濑(喂,折原,那你的英文好吗?)浩平(也许比你好那么一点点吧…)七濑(那拜托你跟我讲一下。喏,就是这里。)浩平(嗯嗯…?)『The party was concluded with three cheers.』好像是要把这句话翻成日文吧,还是查一下字典好了…哎?糟了!我忘了,字典已经借给别班的同学了…七濑(喂,你不是比我还厉害的吗?)浩平(哎、哎呀…)那个,『party』的意思是…应该是『宴会』吧应该是『一群人』吧然后,『concluded』是…『出现了』吧『结束了』吧在一群人里出现了……什么?『three cheers』……『cheers』是什么意思?『cheer』…嗯……啊,我想到了!浩平(我知道了,七濑。)七濑(哎?跟我说跟我说~)浩平(就是『在一群人面前,出现了三个拉拉队女孩!』啦。)七濑(……哦,原来如此。)浩平(我想那群人跟拉拉队女孩们之间的战斗,就要开始了。)七濑(多谢了,折原。)说了这句话后,她转头回去了。………这样对吗?再考虑一下就是这样那个答案应该没错吧。接下来该翻译一下,我自己要讲的这句了。老师「各位同学请依照顺序,先念一遍英文之后,再把它翻译出来。」

从我们这排的第一个开始,同学们一一站起来把负责的句子翻成日文。目前似乎没有人出现那种很极端的错误,因此老师听完后也不说什么,就直接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接着轮到七濑了。

七濑「The party was concluded with three cheers.」

七濑「在一群人面前,出现了三个拉拉队女孩!」

………唔唔唔……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大爆笑~!

七濑「咦…怎么?」

老师「你是不是因为考试快到了,所以才故意搞笑一下啊。」

七濑「啊…唔唔…」

惨了…她等一下应该会痛骂我一顿吧…

七濑「唉…」

她似乎很沮丧的样子,这节下课的休息时间,七濑只是反复的在那边长吁短叹着。大概是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所以才没有胡乱的责备我吧。

浩平「打起精神来,七濑。」

七濑「唉…」

这家伙的喜怒哀乐变的还真快啊………………………

浩平「喂~住井。」

住井「怎么了?」

浩平「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再跟我说一下目前的投票情形。」

住井「怎么了,难得看你这么热心耶。是正在支持谁吗?」

浩平「没有啦,总之跟我说就对了。」

住井「这个嘛…」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笔记纸,用一只手灵巧的把它摊开来。

住井「嗯,我看看…目前为止,有两个人并列第一。」

住井「就是七濑和长森,她们目前得票数都是5票。」

浩平「长森…?我刚刚问的时候,她不是连1票都还没有吗,怎么一下子突然变成5票了,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住井「笨蛋。喜欢长森的同学多得很,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住井「而且我看好长森她会拿下第一喔。」

浩平「你才笨咧,那家伙才不可能拿第一的,等一下马上就会变成七濑领先的。」

住井「那要不要用午饭来赌赌看啊?」

浩平「好啊~」

这样的话,我应该就不算是旁观者了。…就算是上课的时候,也一边在意着投票结果。不过没有专心上课的,绝对不只我一个。……第四堂课结束的钟声响起的同时,我也从书包里拿出了甜点面包。

浩平「南,座位再借我一下。」

我这么说了一声后,没等他回答就直接坐下了。接着往后一转。……

浩平「…怎么会?」

竟然没人。

长森「又要在这里吃了吗?」

不知何时,长森走到了我身旁。

浩平「…是有这个打算啦。」

不过我可没有打算自己一个人吃就是了。

浩平「啊,你有看到里村吗?」

长森「里村…?」

浩平「对,里村。」

长森「我想她应该一下课就跑出去了吧。」

糟糕,被她逃掉了。

浩平「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里?」

长森「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

她补充了一句…我想应该是可以吃便当的地方吧。

长森「她跑出去的时候,我有看到她手上拿着用手帕包起来的便当盒。」

浩平「如果这样的话,那她应该在屋顶吧。」

长森「现在这个季节,那里不会有人的啦。」

记得应该有这样的地方才对…

浩平「那除了屋顶之外,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吃便当吗?」

长森「…中庭吧…」

浩平「中庭不也很冷吗?」

长森「至少没屋顶那么冷吧。」

这么说也没错…

长森「再来也有可能是在学校餐厅。」

没错,偶尔也有学生拿着便当到学校餐厅里吃的…这两个答案都不是不可能啦。

浩平「谢啦,我懂了。」

我离开座位后,走出了教室。然后该去哪里呢…去中庭去学校餐厅找浩平(还是比较可能会在这里吧…)这个时间的学校餐厅,似乎正好处在颠峰时段的样子。连一个空的座位都没有,甚至还有些家伙因为找不到位子,结果只好端着拉面,蹲在角落猛吃。我在这么一大票学生间钻来钻去,寻找里村的身影。要一个一个确认那些学生的脸,是比想象中还要麻烦的工作。南「…你在做什么啊?」

跟朋友一起来学校餐厅吃午饭的南,看到了我的可疑举动。

浩平「啊,你有没有看到里村?」

南「这里吗?」

浩平「没错。」

南「我也没看到。」

浩平「这样啊。」

南「你在找里村吗?」

南「干嘛要在这个时候找,只要午休结束后,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在教室里看到她啊。」

浩平「那样就太迟了,因为我想跟她一起吃午餐。」

话才说完,南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南「原来你的目标是里村啊,让我很吃惊呢。」

浩平「……哎?」

我忍不住『哎』了一声。南「加油啊,里村的竞争率很高的。」

浩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浩平「我听到的那样…就是那个意思吗?」

南「啊啊,不谈个性,她的外表可是无懈可击的。」

南「事实上,有不少家伙很感激七濑能转进来的。」

我想他的意思是说,竞争者减少了吧…但如果是个性方面的话,七濑可就差的远了……如果我这么说的话,七濑大概会把我的嘴给撕烂吧。

浩平「我都不知道…」

浩平「不过你可别把我当成那些家伙之一啊。」

下雨的空地上。少女一个人伫立在那里。…只是觉得,这样看起来很哀伤吧。南「…话说回来,你吃过午饭了没?」

浩平「…哦,还没。」

南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南「这样好吗?午休已经快结束了喔。」

…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预备铃响了。结果我不但没找到里村,而且连我吃午饭的时间都赔上了。我连忙赶回教室的途中,在走廊看到了里村的背影。茜「……」

浩平「喂~里村。」

茜「…是。」

她停下脚步,把视线转到我这边。

浩平「里村,你是在哪里吃便当的?」

茜「…中庭。」

低声回了一句后,她就走进了教室。进教室后,立刻就在自己的座位坐好。同时下午的课也开始了…这堂课是现代日语…老师「到这里的内容,就是期末考要考的范围。」

『啪哒』一声,老师放下了粉笔。大概是因为很高兴,要考的范围都上完之后,还有剩余的时间。于是他说出一件让大家一起顿时脱力的事情。老师「那么剩下的时间,我们就来个汉字读写的随堂考吧。」

在男同学们的嘘声中,他把考试纸发下去了。老师「这次的小考只是要测试一下你们的学习状况而已,不会算进平时成绩里面。」

这句话似乎让那群骚动的家伙,稍微平静了一点。我的态度也一样,静下来开始做准备了。但老师的下一句话,又引起了一阵嘘声的风暴。老师「不过考完之后,我会告诉你们谁是最高分,当然我也会公布最低分是谁。」

除了警告我们别偷懒之外,这个老师还真懂如何鼓动人心呢。然后好像有一个家伙,在老师的鼓动下,开始燃起了斗志。七濑(这简直就像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战场…)七濑露出了下定决心的表情,回头看着我。浩平(哎,好像是这样吧。)七濑在这次考试的结果,很有可能会直接影响正在进行中的本班女生人气投票吧。即使是我也在关心这件事。七濑(绝不能输在这里…)浩平(不过七濑…我想这应该是一场苦战…)我转头看了长森一眼。虽然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我看的出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自信。浩平(那家伙的汉字可是超厉害的…那你呢?)七濑(我一点自信也没有…)浩平(没办法了…只好共同作战了。)七濑(共同作战…?)浩平(我帮你,然后叫住井帮我,当然我不会告诉他原因,然后我再偷看斜前面那个家伙的答案。)七濑(总之…集合4个人的能力就是了?)浩平(没错。4对1,这样应该就有机会赢了。)七濑(我知道,就拜托你了。)就交给我吧,我立起了大拇指。我想先说明一下,进行共同作战的成员们的特性。首先是七濑。我觉得她似乎满笨的,这家伙就算自己尽全力写,也拿不到多好的成绩,更不可能赢过长森那家伙。其次是我。我觉得自己的汉字还满强的,所以用我的答案当作答题的主轴,应该会比较妥当吧。再来是住井。无疑的这家伙的汉字很弱,不过对于作弊还满有一套的,说不定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两题的正确答案。最后是坐在我斜前方的神秘女学生。关于她啊…在这种时候,我也只能假设,她的成绩应该还不错了。总之,交给谁来负责这些问题,就决定了七濑的命运。老师「那么开始了。」

随着『喀喀』的声音,老师手上的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写起来了。问题一,暂那么要由谁来呢?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一,十中日问题二,儚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二,火廿田弓问题三,睡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三,月山竹十一问题四,贬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四,月金竹戈人问题五,熏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五,火竹山火问题六,洮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六,水中一人问题七,乌浒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七,竹口人火;水卜口十问题八,伙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八,田木弓戈弓问题九,烁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九,火女戈木问题十,鲻背让七濑自己写用我的答案向住井要答案偷看神秘女学生的答案浩平(恐怕是这样吧)答案十,弓火女女口;中心月这样应该就全部答完了…老师「现在大家跟坐隔壁的同学交换改。」

随着沙沙的声音,大家照着做了。老师「我会念一遍正确答案,各位就照着打分数。」

……………………改好分数之后,答案纸被统一收回老师手上,七濑一脸不安的看着老师手上的那迭考卷。除非考满分,否则不可能赢长森吧。那么结果是…老师「唔…这次没有人满分。」

老师「有四个人只错一题,因此并列第一。」

七濑「………」

浩平「………」

老师「中崎,长森,村田,御堂…」

哎…还是敌不过啊…我像是自己的事情搞砸了一样,无力的低下了头。到了下课时间,我们立刻开始回顾起至今的战斗。

浩平「已经把三支箭捆在一起了,结果还是一折就断。」

七濑「算了,反正我本来就没有期待什么。」

浩平「这就是你依赖别人的教训吧。」

七濑「这可是你提出来的耶。」

浩平「也罢,至少你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最后一名那边,所以目前还算维持在现状。」

七濑「是没错。」

浩平「接下来的话,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七濑「我也有同感。」

……………………钟声响起,今天的学校生活也安然无事的告一段落了。我赶快拿起书包,往走廊过去了。

长森「你要去哪里,浩平。」

长森从后头叫住了我。

浩平「…我去哪里都没关系吧。」

长森「这可不行,因为今天跟明天我们都是值日生喔。」

浩平「抱歉,我牙痛。」

长森「牙痛也可以打扫的。」

浩平「哇!膝盖突然好痛!」

长森「你明明就可以跑。」

浩平「总而言之,我今天没办法上场了。」

浩平「所以为了不扯全队的后腿,所以我还是先行退场吧。」

长森「全队…」

浩平「所以就让我坐在长板凳上观战吧~加油了,长森。」

说完我立刻开始冲了。甩开不知道正在说些什么的长森,就这样冲刺在走廊上。…不过从后头听到了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她好像追过来了。我可不想在这里被她给捉到啊。我上了楼梯,而且一口气冲到最上面去。浩平(…如果逃到屋顶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禁止进入』在通往屋顶的门前,立着一个写着上述内容的告示牌。不过学生们还是自由出入,只要不刻意宣扬,就算老师也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屋顶四周围着高高的铁丝网,只要自己不爬的话,就不必担心会从屋顶摔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他们真的想禁止大家进入的话,那就应该把它锁上才对。…那么。我站在告示牌前,感觉似乎有几分走投无路的样子…总觉得在这种场合的话,应该要有点魄力才对…该怎样做呢…好吧,我就在那边闲晃到扫除时间结束为止吧…我握住冷飕飕的门把一转,把门往外推开了。开门之后,一片红色的世界出现在眼前。鲜红的晚霞,把平时的景色变成了截然不同的模样。

浩平「呼…」

我靠着架在屋顶周围的铁丝网,仰视着天空。像是一片鲜红的天花板,将原本的白云推开后,无远弗尽的往外延伸着。

浩平「啊~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有晚霞的话,那明天就会放晴。我下意识的说了,而且还想起了不知多久以前听过的一句话。

声音「是吗?原来今天有晚霞啊。」

我慢慢的转头朝向意料外的声音来源。少女「啊,我可不是什么可疑人物哟。」

站在那里的一名少女,迎着夕阳红色的光芒,伸手按着自己被风吹起的长发。是个漂亮的女生呢。不过我怎么觉得,气氛好像变的有点冷,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瞳孔的关系吗?尽管如此,但她微笑的神情,确实又带着一股暖意。在随时会崩溃的虚幻感之中,少女彷佛又有种相对的力量在维持她的存在。这是我对她直接的第一印象。少女「晚霞漂亮吗?」

浩平「这个嘛…大概65分吧。」

少女「分数打的还真严格啊。」

浩平「我对晚霞可是很挑剔的。」

少女「喔,这样啊。」

她微笑着说道,同时走到铁丝网旁,仰望起被染上了一片鲜红的天空。少女「今天的风吹的好舒服。」

浩平「有吗?」

少女「应该可以打95分。」

浩平「真高的分数啊。」

少女「嗯…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

一边平静地迎着黄昏的微风,一边看起来很高兴的回答着。少女「但是,看见晚霞的话明天就会放晴,只是个迷信而已喔。」

浩平「哎,是这样啊。」

少女「嗯。」

少女转过身来,微笑着点点头。感觉真不可思议。我们根本就第一次见面而已,但对方的话似乎有什么魔力,在不知不觉间消除了我们之间的隔阂。简直就像是…我被拉进了她身边那柔和的气氛里头一样。少女「我叫川名岬,你呢?」

浩平「我?我是折原浩平。」

岬「请多指教了,浩平君。」

浩平「浩平…君…?」

岬「不然就叫你小浩平。」

浩平「绝对不要。」

岬「你也可以叫我小岬哟,小浩平。」

浩平「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吗?」

岬「不是很可爱吗…」

她低下头,一副很悲伤的样子。

浩平「你到底是怎么看的…我到底是哪里能用『可爱』来形容啊。」

岬「凭感觉。」

浩平「…这…这样吗…」

岬「我一直想要有双能看到别人的眼睛说。」

岬「尽管我看不见。」

浩平「你在说什…」

我一开始以为她在开玩笑。但很快的,我发现了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少女让人感到冰冷的瞳孔上,并没有映出我的样子。不仅如此,四周鲜红的世界上的一切,映在少女眼中的,也都只是一片黑暗而已,其它就什么也没有了。浩平(……她的眼睛看不见吗?)这么说来,我从班上同学那里,听过一个传闻。三年级有个失明的学生…

浩平「啊,或许是…这样吧…」

岬「嗯,大概就是这样哟。」

学姐一边点点头,一边回答着我那吞吞吐吐的话。

浩平「原来如此…」

岬「……」

浩平「……」

岬「…怎么了?」

浩平「…啊,没有啦。」

岬「……?」

她对我的态度感到了疑问。

浩平「那个…我以前没跟失明的人说过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岬「……」

听到我的话,学姐看起来很悲伤的低下了头。岬「把我当成普通人…就可以了。」

风停下来了。学姐随风飘扬的美丽长发,失去了风的浮力之后,缓缓的降到了肩膀上。…就在那一瞬间。

浩平「…没错…你说的对。」

岬「…嗯。」

我是怎么了。虽然说她眼睛看不见,但因为这样就想说需要特别做些什么的话,那实在太失礼了。我重新思索了一下。

浩平「那么,我再来自我介绍一次吧。」

岬「嗯。」

她微笑着点点头。

浩平「我是二年级的折原浩平。请多指教了,岬学姐。」

岬「请多指教了,小浩平。」

……

浩平「怎么还是加了个『小』啊…」

岬「不然叫你浩平先生如何。」

浩平「不要,我的年纪比较小耶。」

浩平「总之,不要加称呼就可以了。」

岬「如果这样的话,那你也只能叫我『岬』,不能加称呼喔。」

…这个反击未免太犀利了吧。

浩平「…我、知道了…那就叫我『浩平君』好了。」

我对失明的学姐举白旗了。岬「嗯。请多指教了,浩平君。」

她又露出了微笑。这真的不是刻意而为的笑容。

浩平「那我先走一步了。」

岬「嗯。」

浩平「下次见了,学姐。」

岬「再见了,小浩平。」

浩平「…哎,这个…」

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看到她的笑容。我就原谅她了。岬「会再见面吧。」

浩平「当然啦,我们念同一所学校嘛。」

岬「嗯。」

…她真的就像个普通的女生一样。重新观察着学姐的笑容后,我再一次有了这个想法。

浩平「如果在走廊上遇到的话,我会喊你一声的。」

岬「我期待着哟。」

浩平「那么再见了,学姐。」

我轻轻挥挥手,离开了夕阳笼罩下的屋顶。岬「掰掰~浩平君。」

学姐用精神抖擞的声音送着我离开…看了一下表,扫除时间也已经结束了。我回去教室一趟,把书包拿了之后就回家了。因为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所以我就躺到了床上。心里想着在屋顶遇到学姐的事情,而时间也同时悄悄的流逝了。……一阵睡意不知不觉的袭来,而我也闭上了眼睛。  喀啦~!随着跟平时一样,窗帘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进了眼里。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其实正在睡觉跟做梦的是你。快起床啦,长森…」

长森「又再给我说那些蠢话了。既然有办法去想那种无聊的事情,那代表你应该已经起来了吧?」

浩平「要是睡眠时间可以再长一点,我的头脑就可以全速运转了。」

长森「这样好像矛盾了。」

浩平「唔,是这样吗?」

今天其实我已经醒了,所以还是老实的爬起来了。

浩平「现在几点了…?」

钻出被窝后,我拉着长森的手臂,看了看她的表。

浩平「………」

比平时还早了30分。

浩平「你的表是不是慢了啊?」

长森「不对,因为今天我是值日生。」

浩平「…所以就打算找我一起去吗?」

长森「没错,一起早点出发吧。」

浩平「为什么我就非得陪你这么早起啊,我还能再睡30分钟耶。」

长森「不行。浩平你要是再睡的话,肯定就爬不起来了。」

长森「你自己想,我会再从学校跑回来,就只为了叫你起床吗?」

浩平「我自己一个人起床不就得了。」

长森「这怎么可能,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吧。」

长森「而且浩平你也是值日生啊,所以当然要一起去了,没错吧?」

一起出发再睡一会儿

浩平「让我再睡一会儿。」

长森「唉…再睡的话你肯定爬不起来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浩平「不要说的这么『肯定』嘛,我想应该也有爬起来的可能性吧。」

长森「只要现在就起床的话,那你就不需要去赌那种可能性了。」

浩平「不行,少了这30分钟的话,搞不好我今天一整天的课,都要在课堂上打瞌睡了。」

浩平「如果这样的话,那我还不如迟到算了,至少我还可以集中精神上课,对吧?」

长森「这是歪理中的歪理吧。」

长森「不过要是你执意要这样的话,那我也只能试着相信,浩平你能爬起来了。」

浩平「那我一定会如你所愿的。」

长森「嗯,那我就一个人去了。」

浩平「好啊。」

长森「晚安。」

长森推开门,在门边站了一会儿,好像有什么吸引了她的注意一样,但过没多久,她的身影就消失了,而我也合上了眼睛。………………………………嗯…浩平(几点了…?应该已经过了30分钟左右了吧…)我坐起身来,一把抓住闹钟,确认现在的时间。12:21…这……?它的电池是没电了吗…我打开电视,打算确认时间。可是画面的左上角显示的并不是时间,而是午间节目的图示。这种时间也有回放吗…?我先拿了书包和制服,然后往楼下去了。客厅墙上的挂钟,也指向了12点过后。该不会是长森的恶作剧吧?为了要让我起来的时候,被时间给吓一跳…笨蛋,她以为我真的会这么狼狈吗?刷刷刷刷刷…就在我细心刷着牙的时候,电话来了。我一手拿着牙刷,一手拿起了听筒。

浩平「呼啰。」

长森「喂,浩平吗!?」

浩平「没错,是长森啊。」

长森「你在做什么!?」

浩平「正在比平时更细心的在刷牙啊。」

长森「你竟然还这么轻松!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

浩平「哎…?真的…?」

长森「当然是真的!你难道没看时间吗!?」

浩平「哇啊…我以为那是你的恶作剧…」

长森「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啦!快点给我过来!」

浩平「这样我不就迟到了。」

长森「当然!」

浩平「我懂了,马上出发。」

长森「嗯。」

我像用摔的一样,急急的挂上了听筒,牙也不刷了,赶快换好衣服之后,立刻从家里出来了。

浩平「呼…呼啊…」

结束了从家里到学校约两公里的全速奔跑后,我在鞋柜前重重的喘着气。现在好像还是午休时间,看来我至少赶上了下午开始上的课了。茜「……」

无意的一回头,里村正站在那里。手上拿着用粉红色的手帕包着的便当。茜「…你看起来很暖和。」

说了这么一句话后,里村就往教室走去了。

浩平「…因为刚刚还在全速奔跑啊。」

自言自语的接了一句后,我也走向了教室。

长森「啊,浩平…」

突然在走廊看到了长森见,也许她是在等我吧。

浩平「来了。」

长森「唉……早上应该不管怎样,也要拉浩平一起来才对…」

浩平「你说的对…下次我们还是一起上学吧。」

长森「嗯,就这样吧。」

长森「你什么都还没吃吧?来,给你。」

她递给我一个纸袋,往里头一看,里面有豆沙面包、果酱面包,以及三角盒装的牛奶。

浩平「又是牛奶吗…」

长森「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好好把它喝了吧。」

浩平「没错,多谢了。」

我拿着那个进了教室。

七濑「终于来了啊。」

浩平「怎么了?」

七濑「目前的状况…」

浩平「没错,也许今天就知道结果会不会当选了。」

七濑「哎?真的吗?」

我留下紧揪着胸口,一脸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七濑,去找住井了。

浩平「喂,住井。目前的状况如何啊。」

住井「哎啊?又要问目前的状况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来。

住井「………」

浩平「怎么样…?」

住井「你自己看吧。」

浩平「唔…?」

我努力的算着眼前那张纸上登记的票数。

七濑「啊,折原,状况如何?」

浩平「………」

七濑「嗯…?」

浩平「唔哇哇哇…」

浩平「怎么会!?为什么长森竟然这么强!?」

七濑「果然还是长森她拿下第一名啊…」

浩平「不过妳们只差两票而已,要是剩下的三票都投妳的话,这样妳就可以逆转胜了。」

七濑「真的这样的话,就是奇迹了吧…」

浩平「不过我们也只能期待这个奇迹能够发生了…」

七濑「你说的对…」

下午的课。没甚么特别的事,只有时间不停流过而已…今天的课通通上完之后,接着就是快乐的放学了。

长森「要打扫完才算结束喔。」

今天一样多管闲事的长森,拿着扫帚跟畚斗出现了。

浩平「…唔啊,盲肠突然…」

长森「浩平,你不是早就没有盲肠了吗?」

浩平「那么脑溢血~」

长森「…会死的。」

浩平「所以说,我现在该去保健室休养一下才对。」

我边说边甩开长森,同时冲出了走廊。

浩平「…她没追啊。」

因为我每次都偷懒不打扫,所以长森大概也司空见惯了吧。那家伙的话,大概会连我的份也一起打扫吧。…想到这里,感觉我这样做似乎有点恶劣吧。算了,反正本来就都这样了…而且事到如今才露面的话,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接下来……再去一下屋顶吧。『禁止进入』我远望着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告示牌。内容完全没变。如果每天的内容都不一样的话,这样才比较有意思嘛。比如说今天是『禁止进入』,到明天就变成『严禁攀折』的话……说不定还满好玩的,只不过会有点不知所云就是了。

浩平「…那么。」

不知出于甚么理由,我又到这里来了。总而言之,今天好不容易也来这里了,就到屋顶看看也好…我推开了通往屋顶的铁门。我一手遮着斜射而来的耀眼阳光,一边踏上了屋顶。

浩平「嗨~」

而且也对站在眼前的人影打了声招呼。岬「你好啊,浩平君。」

浩平「又见面了。」

岬「真的耶。」

她把原本朝着天空的头转过来,高兴的点着头说道。岬「你今天也是来看晚霞的吗?」

浩平「不是这个理由喔。」

岬「不然是什么?」

浩平「因为今天没有晚霞。」

岬「…原来如此。」

她失望的垂下肩膀。岬「…有点遗憾。」

她慢慢抬起头来,好似要仰视着暮色渐浓的天空。

浩平「学姐还好吧?」

岬「我很好。」

浩平「那学姐你今天是为什么跑来这里的?」

岬「…因为有个重要的理由。」

她把声音放低了。…重要的理由?就在我打算要跟她问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一声少女的声音。

声音「岬~~~~~~~~~!」

声音是从下方传来的。岬「……」

声音「岬!你在哪里!!」

从那扇门的另一边,也就是四楼的走廊传来的吗?

浩平「…好像是在叫学姐的样子。」

岬「…那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声音「岬~~~~~~~~~!!」

浩平「…不过我听得很清楚,有人在叫学姐耶。」

岬「那是你眼花了。」

浩平「…这跟眼睛有关系吗?」

声音「川名岬!我知道你在这里!」

岬「…学姐,你确定她真的不是在叫你?」

岬「大概是偶然跟别人很像吧。」

浩平「…这不就是说,有人跟你同名同姓吗?」

岬「嗯,就是这样。」

啪哒啪哒啪哒…从楼梯冲上屋顶的声音。岬「这个那个…」

不知为何,学姐突然慌张了起来。岬「跟她说我不在这里。」

没头没脑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学姐就躲到门后了。

浩平「…什么?」

磅!就在学姐躲好的同时,一名少女猛然把门推开了!少女「……咦?」

那名少女一脸不可思议的左右环视着屋顶。少女「…绝对是这里吧,可是怎么…」

浩平「……」

少女「…是我的感觉迟钝了吗…?」

不,你的感觉还是很敏锐的。少女「喂~你。」

浩平「叫我吗?」

少女「没错。」

少女点点头。少女「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一脸悠~~~~闲又脑袋空空的女生,跑来这里呢?」

…这话相当过份啊,学姐。少女「怎么了,回答啊?」

「有来过」

「我没看到这个人」

浩平「不、我没看到。」

少女「真的吗?」

浩平「打从出生到现在,我都还没见过像你说的那样,一脸悠~~~~闲又脑袋空空的女生。」

我一边说,一边摆出很夸张的肢体语言。少女「不过你的反应,感觉很明显的不太对劲啊…」

浩平「你在说什么啊,我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啊。」

少女「…你真的不知道吗?」

浩平「当然啦,这样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完完全全的的确确不知道,学姐究竟去哪里了吧。」

少女「…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她是学姐的呢?」

…哇,糟了!少女「你果然知道啊~」

浩平「你套我话的方法还真是巧妙啊。」

少女「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这么作…」

浩平「既然被你看穿了,那也没办法了,就老实跟你说岬学姐的去向吧。」

少女「岬现在去哪里了?」

浩平「从那儿的水管逃掉了。」

少女「咦咦~?」

少女惊慌的往水管里面看。少女「太暗了,完全看不见…」

浩平「这就是她的打算。」

少女「而且还有一点,她哪有可能钻过这么窄的地方啊。」

浩平「不,只要努力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少女「唉…」

她叹了一口气。少女「好,等会你要是看到岬的话,就帮我跟她说,深山(みやま)在找她吧。」

浩平「我明白了,就交给我吧。」

深山「…拜托你了。」

再拜托了一次之后,那名少女(她有说是自己是深山)就离开了屋顶。

浩平「…呼。」

靠着我巧妙的话术,总算把她给骗过了。岬「我才没有一脸悠~~~~~闲又脑袋空空啦~」

学姐一脸悲哀的出现了。岬「小雪说的太过分了~」

浩平「学姐认识她吗?」

岬「嗯,是同学。」

这么说,她也是高年级的。

浩平「那她为什么要追学姐你呢?」

岬「搞不好她到现在,都还因为那件事生气吧…」

浩平「哪件事…?」

岬「小学的时候,我在小雪画的兔子上面,加上了胡须这件事…」

浩平「绝对不是!」

岬「是吗…」

浩平「有人会因为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到现在还在追你吗?」

岬「没错…应该是我搞错了…」

浩平「感觉学姐你给我的印象,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点不一样了。」

岬「…我从没想过这样的事。」

岬「我一直都是我啊。」

她看来有些悲伤的,用黯淡的瞳孔望向我这边。

浩平「……」

…我想她应该没说错才对。重新回想一下一开始的感觉。…换句话说。也许是我知道她失明后,擅自在心里创造了『安静柔弱的学姐』这个印象吧…也就是说,我现在看学姐的时候,心里还是有带着偏见吧…想到这里,我对自己感到了惭愧。岬「…话说回来,我们现在的成绩是平手喔~」

她突然这么说。

浩平「平手…?你在说什么啊…?」

岬「是谁比较早到屋顶啊。」

岬「昨天是浩平,今天是我。」

岬「所以这样正好是平手哟。」

浩平「是这样没错。」

目前一胜一负啊…岬「要不要来比赛一下,看明天是谁先上屋顶。」

浩平「比赛?」

岬「对,比赛。」

浩平「这样的话,我比较不利啊。」

二年级的教室是在二楼。而三年级的教室在三楼。岬「这是浩平的让子(围棋术语)。」

浩平「…让子啊。」

岬「因为人家是女生啊。」

接受挑战不,还是算了

浩平「不好意思,还是算了。」

岬「…呜~」

她似乎非常不满的样子。

浩平「因为死去的爷爷有遗言,要我别在走廊上跑。」

岬「…是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不知为什么,她好像能接受这个回答。就在这时,一阵风吹动了学姐的头发。岬「风开始吹了吧。」

一阵寒风刮过了屋顶,学姐的长发随风轻轻的飘动着。

浩平「再过不久就是真正的冬天了。」

冷若冰霜的寒风。时间逐渐缩短的阳光。这些全都是在告诉我们,冬天的到来。岬「手有点冷了。」

她一边笑着,一边对双手呵着气。

浩平「站在这种地方,会这样是当然的。」

浩平「…那么我先走了。」

岬「嗯。」

浩平「那学姐呢?」

岬「我想再待一下下。」

浩平「这样啊…我本来想送你回家的说。」

岬「下次再一起回去吧。」

浩平「好啊,那我会期待的。」

岬「可是…可能不会有一起回家的感觉喔。」

她歪着头轻声说着,不知道是在考虑些什么。

浩平「为什么…?」

岬「到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浩平「……?」

一阵比刚刚更强的风突然吹过。更强而且又更冷的风。

浩平「学姐最好也早点回去吧。」

突然袭来的寒意,让学姐下意识的用双手抱住了身体。岬「…嗯,你说的没错。」

浩平「不想那么早回去的话,至少也先进校舍里面吧。」

抬头一看,黄昏的夕阳已经快被流动的云彩给藏起来了。

浩平「马上就要天黑了。」

岬「…嗯,也许吧。」

学姐点点头,往这边走过来。岬「来了。」

浩平「好。」

我先打开屋顶的门,然后向岬学姐叫了一声。

浩平「…这边。」

岬「谢谢啦,浩平君。」

她连忙踏着小碎步,往我这边跑过来。等学姐进校舍以后我才跟着进去,接着关上了门。岬「还是校舍里头比较温暖…」

岬「耳朵有点痛痛的…」

她用有点僵硬的手,轻轻揉着被寒风冻的发红的耳朵。

浩平「以后我们可能就没办法上屋顶了。」

岬「…或许吧。」

再这样继续冷下去的话,待在屋顶就会变成一种考验了。

浩平「那我先走了。」

岬「嗯…」

深山「岬!」

刚刚在叫学姐的声音。不用说当然是深山她了。深山「总算找到了。」

深山转眼间就跑到了我们面前。岬「…那个。」

学姐稍微后退了几步。深山「你骗我,不就还在屋顶上吗?」

她的第一个目标是我。

浩平「因为她爬水管爬到一半,又爬回来了。」

岬「嗯,又爬回来了哟。」

深山「……唉。」

深山叹了一口气。岬「对不起啦,小雪。我不是故意画那个胡子上去的。」

深山「…你在说什么胡子啊?」

浩平「我不是说过,这怎么可能吗…对了,深山你为什么要追学姐啊?」

深山「因为她这个值日生偷懒没打扫啊。」

浩平「……」

深山「……」

我们两人的视线一起集中到了学姐身上。岬「…啊、这个。」

学姐像是在逃避般的低下了头。岬「…对不起啦。」

她低着头说道。深山「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

岬「对不起啦,小雪…」

岬「我以后会补偿你的,好吗?」

深山「没问题,那我会期待的。」

二人向彼此点点头。

浩平「那么我要回去了。」

岬「嗯,再见了,浩平君。」

浩平「好。」

岬「掰掰,浩平君。」

带着学姐的笑容,我往出入口的方向前进了。今天也没有预定再做什么其它事了,所以我就这么离开了学校。一边走过在晚霞的微光下,斜斜印在地上的电线杆影子,一边踏上回家的路。背后让夕阳的残光照的一片通红的小学生们,很有精神的跑了过去。朋友们边走边闲聊着。话题也许是昨天看的漫画。也许是今天要看的电视节目。一幕怀念的光景,突然浮现在脑海里,让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安静的街角。突然有种被遗忘在时光流动之外的错觉。再一次踏出了脚步。风景又开始缓缓流动了。最后我在被夕阳染成一片通红的红绿灯前,又停了下来。

浩平「………」

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无意间仰视着天空。那股不可思议的感觉,又袭上了我心头。一种心弦陡然被拨动的感觉,让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眼眶。感觉在那片天空的尽头,好似有个自己该回去的地方一样…我心里想,要是到那里去的话,就再也不能回到现在这里了吧。

浩平「………」

连已经绿灯了都没发现的我,继续仰望着那片天空。………今天,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好做的。不打算继续开着灯的我,躺在床上愣愣的注视着房里渐渐变暗的景象。…最后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被夕阳染红的世界…静止的世界…照理说,这个景象应该不是静止的才对。光不停的在变化,也隐约能够听到远方机车的引擎声…真正静止的,其实是在正在观望的我,自己的世界。夜里,在每个人都已经熟睡的寂静之中,听着远方的狗吠声和机车的引擎声。这时不禁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彷佛这不是我所属的世界…虽然耳朵能听到,但却不是伸手所能触及的…永远…无法触及…。不管我走再远的路,都无法到达那鲜红的世界…我很明白这一点。那里有人们繁华热闹的生活。但…我是没办法到那里去的。骨碌骨碌…从远方隐约传来微弱的滚动声。那的确是我这边的声音。(我…无法回到那里去了吗?)我试着问了。(你知道,从那里过来的意义吧。)(嗯,我知道。但这并不表示,我真的住在那个城镇。)(没错,说的好。)(我知道,我曾经是那里的一份子。)(可是从很久以前,你就已经踏上旅途了。)(是啊,我有这种感觉。)(可是遥远的以前,就在将来喔。)(我也有这种感觉。)(所以,你知道我想说的吗?)(我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我一直从这个停止转动的世界里,看着还在持续运作的那个世界。我从来没有觉得,一分一秒竟是这么的长。令人焦躁的是,赤红色的天空,钻进耳朵里头的噪音,都没有任何改变。不…根本就不可能有所改变好像在前进,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就犹如梅比乌斯之环。或者就像是旋转木马一般,世界就这么不停覆唱着。(世界就到此为止了…)我这么对她说了。(腻了的话,你可以旅行到下个地方去。)(……说的也是。)车前灯追逐着车前灯。不管看多少次,都有着一定的距离感(不,我决定暂时再留在这里。)(是吗?这样也好…)我像是要让身体习惯似的,置身于那幕景象之中。这并不是一场匆匆的旅行。我就这么…一直注视着。  ………

浩平「…天底下总是会有新鲜事的。」

比如说在长森来之前,我就已经起床了这件事。我从床上爬起来后,接着拉开了窗帘。

浩平「……在下雨啊。」

记得昨天傍晚看电视的时候,上头也有提到这件事。看来我好像只要是下雨天,就能早起的样子。要是长森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说要是每天都下雨就好了这种话吧。不过跟平常时间紧迫,匆匆忙忙的早上比起来,这么早起让我闲的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总之,先整理一下仪容再下去客厅好了。一边吃面包,一边在客厅里看电视。因为还有时间,所以我才这么悠闲的。

浩平「…该去学校了吧。」

除了这件事之外,我已经没别的事好做了。

浩平「…也该跟长森说一声吧。」

虽然她总是叫我要早起,但要是我早点起来撇下她先走的话,她也会生气的。

浩平「…就留张字条好了。」

我撕了张放在客厅的便条纸,写了几句留言给长森。把那张便条纸贴到门上后,我就自己一个人上学去了。雨中的上学路上。一边避过车子在马路上开过所激起的水花,一边走在人行道的里侧。熟悉的街景在白色雾霭的围绕下,看起来似乎多了些许新鲜感。

浩平「……」

就在这时,我也走到那个地方了…我不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这是每天都会经过的地方。但我以前从没有好好注意过这里。轻轻甩掉伞上的雨珠后,我踏进了那个地方。从杂草的阴影里,露出了粉红色的雨伞。我认得这把伞。

浩平「…又见面了。」

茜「…每天都见的到。」

站在空地中央的同学。

浩平「是第二次在这里见面了。」

茜「…找我有事吗?」

浩平「要不要一起走呢?」

茜「……」

浩平「很快就不是可以这么悠闲的时间了喔。」

看了看手表,现在是8点25分。想要走路上学的话,最晚应该现在就要出发了吧。茜「……」

尽管如此,她却还没有出发的打算。

浩平「这样你真的会迟到耶~」

茜「…没关系,等会用跑的就好了。」

唉…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向里村问了一句。

浩平「这里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啊?」

茜「……」

里村依然无言以对。

浩平「……」

茜「……」

浩平「算了,随便你啦…」

茜「……」

浩平「喔…雨好像停了耶。」

虽然天空还是老样子,不过雨好像没在下了。我一边把水甩掉,一边把伞收起来。

浩平「太好了,雨停…」

……

浩平「…里村?」

当我把视线转回来的时候,里村的身影已经从空地上消失了。茜「…你会迟到哟。」

声音是从我背后传来的。回头一看,已经把伞收起来的里村,正站在人行道上。

浩平「哇…什么时候!?」

茜「……」

她低下头,沿着人行道快步离去。

浩平「等等啊~」

我连忙慌慌张张的冲出了空地。

长森「果然在这里!」

浩平「哎…?」

长森「…你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就先走了。」

浩平「我有留字条给你耶。」

长森「我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字条!」

浩平「怎么可能!我把它贴在门上耶!」

长森「门,哪里的门?」

浩平「浴室的门啊。」

长森「这样我哪会知道!」

浩平「因为我以为你绝对会先去浴室偷窥啊~」

长森「唉……」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长森「我懂了。好,快走吧。」

浩平「…说的也是。」

我点点头,跟长森一起继续走了。抬头一望,原本占据天空的漆黑乌云已经被风给吹开了。远方的天空,也露出了那蔚蓝的脸庞。

浩平「今天已经不会再下雨了吧。」

长森「似乎是这样吧。」

浩平「嗨~七濑。」

七濑「嗯…早安啊,折原。」

打完招呼之后,我们就各自就位了。我偷偷瞄了一下隔壁的住井,不过他好像故意装作不知道似的,完全不理我。于是我将视线移到窗外,看着被雨打湿的街道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出点点的光辉。在那一瞬间,我不自觉的凝望起这片景色。浩平(………)这时点名簿敲在讲桌上的声音,硬生生的把我拉回了现实。第一堂课开始后不久,一张被折起来的小纸条轻轻撞到我的课桌边边后,掉到了地上。浩平(………)我面不改色的捡起小纸条,凑在眼前把它打开来。『人气投票结果发表』『第一名…『第一名…长森瑞佳 12票』

浩平「………」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最后结果。总而言之,这代表我今天要请住井吃午饭了。但是为什么我心中的懊恼,却远超过那件事以上呢?我把那张纸条传给了七濑。七濑(………)她的肩膀马上就垮了下来。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不过你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等会我想这么对她说。……………………我一边一次次的打着哈欠,一边等着第四节下课的钟声。因为今天是星期六,所以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而已。浩平(雨也停了,就先去商店街逛逛再回去吧…)钟声不久后就响了,然后就是放学时间啦。我赶快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我也没有特别要买些什么,只是悠闲的走在披上了腊月装潢的商店街上。看着装饰成圣诞风格的橱窗,对于今年即将结束这件事,心里又多了一分的真实感。不久后太阳即将西下,而我也踏上了归途。回家后,我把自己埋在沙发里,吃着方便面。填饱了肚子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因为今天没什么有趣的电视节目好看,于是我就读杂志来消磨着时间。觉得够了以后,我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浩平「…不过还真冷啊。」

我把身体缩成一团,尽可能留住身上的体温。在这种姿势下,不久之后我就睡着了…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唔…我昨天偷抽烟被停学了,所以就不要管我了…」

长森「马上又在那里胡言乱语了!」

长森「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应该把被子拿出去晒晒才对!」

嘎吧!她把棉被给掀走了。

浩平「要是长森你明年变成学姐的话…你还会继续这样对我吗…」

长森「当然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啊,赶快准备准备吧。」

她边说边把书包和制服往我胸口一压。

浩平「………」

我默默的抱起那堆东西走下楼去。刷完牙,换好制服后,正好就跟从二楼下来的长森碰面了。

长森「哇,这次真快。」

浩平「要是我想的话,也是可以很快换好的。」

长森「嗯,好啦好啦~」

我先动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长森「哎~现在这个时间的话,慢慢走过去也来的及啦~」

浩平「难不成你今天来的比平时还要早吗?」

长森「哪有,就跟平时一样的时间啊。」

长森「要是浩平像今天这样乖乖起床的话,准备的时间就会很充分了哟。」

浩平「唔~我一到门口,就忍不住要开始冲了,难不成养成习惯了吗…?」

长森「唉…每天都那样急急忙忙的跑过去,对身体可不太好啊。」

我有点不太习惯的,走在平时跑步上学的路上。有的时候甚至还差点就要同手同脚了,我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啊…

长森「你知道吗,昨天我的猫突然拉肚子,好不容易才处理好说。」

浩平「是哪一只啊?」

长森「白色然后右边耳朵有黑点点的那只。」

长森热情的开始讲起了她的日常琐事。

浩平「喔,是那只丑脸啊~」

长森「喂~才不是丑脸啦,那只是汉森才对。」

我一边适当的回几句,一边慢慢享受今早难得的悠闲时光。………今早的上课时间,我迷迷糊糊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上课内容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可是好无聊啊。……老师「今天虽然稍微早了点,不过这堂课就上到这里了。」

在学生们的欢呼声中,老师啪的一声合上了课本。看看表,距离打钟还有五分钟左右的样子。老师「不过为了别吵到其它班,所以绝不可以离开教室喔。」

补充了这么一句之后,物理老师就走出了教室。浩平(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去里村的座位睡个觉剩下来的时间,应该要好好利用才对。

浩平「…呼哇~」

大概是因为昨晚比较晚睡的缘故吧,今天感觉格外的困。我趴到桌上,就这么闭上了眼睛。…………………

浩平「……嗯…?」

我被钟声和教室的喧闹声给弄醒了。

浩平「…该吃饭了是吗…」

我像四周望去,只见许多同学从教室的前后门一拥而入。不过他们聊的,却是关于餐厅今日菜单的事情。

浩平「…唔。」

我看看表。午休时间已经结束了。

浩平「哇,睡过头了啦!」

我连忙撕开面包的包装,没配什么饮料的就直接往嘴里塞。

浩平「…唔唔唔。」

就在我忙着把嘴里的面包吞下去的时候,大多数的同学都已经进教室了。

浩平「唔哇~真无聊啊…」

一如往常的午休时间,除了吃饭以外,似乎就没啥事好做了。平时我大多都会小睡一下的,但今天却没什么睡意。

浩平「喂~七濑,有什么好玩的啊。」

我戳戳坐我前面的七濑的背。

七濑「别吵。你没看到我在读书吗?不要闹了。」

浩平「你在读什么书都无所谓吧。」

浩平「你怎么不像平时那样,豪爽的把电话簿扯成两半啊。」

七濑「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了…!」

浩平「啊~又变回平时的七濑了。」

七濑「唔…」

七濑「听好,风和日丽的下午,一个人坐在窗边读书……这可是一个淑女必备的技能耶。」

浩平「没必要勉强自己使用这种技能吧。」

七濑「我不跟你说话了啦。」

浩平「哎~又来了…」

戏弄七濑的事也玩腻了,我坐回椅子上,轻轻伸了个懒腰。…唔唔,好困啊。下午的上课时间,我看还是睡觉好了。我趴到桌上,闭上了眼睛。

长森「……浩平。」

浩平「…唔,都已经到学校了,就让我睡吧。」

长森「你不能在这里睡啦。」

浩平「…为什么~这明明是我的位子耶。」

长森「可是下一堂是体育课耶。」

浩平「…嗯?体育……?」

长森「…你…看看旁边。」

她小声说道。

浩平「…旁边?」

我照着她所说的,朝教室望去…

浩平「…哇!」

为什么班上那些家伙全部变成女生了!?而且还一起盯着我看。

长森「你最好还是赶快出去吧。」

仔细一看,里面的女同学有一半左右是隔壁班的。

长森「男生换衣服是在隔壁喔。」

浩平「…唔哇,我竟然忘了。」

体育课的时候,隔壁班的女生会过来,而本班的男生则换到另一边去。这是没有更衣室的学校必备的传统。我抓起自己的体育服后,迅速离开了教室。等我来到隔壁班教室的时候,里头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只剩下脱下来的那些制服,被排在教室桌上。我赶紧找了一个空位换上自己的体育服后,再到走廊上去。

浩平「……唉。」

一想到接下来要『高兴的尽情跑在广阔的运动场上』,我就不禁叹了一口气。浩平(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气还要跑马拉松啊…)我的脚步不自觉的放轻了些,要是能翘掉这堂课就好了。岬「是浩平君吧。」

某人叫住了在走廊上边走边叹气的我。回头一看,岬学姐正微笑着看着我。

浩平「你好啊,学姐。」

岬「浩平君,你好。」

岬「太好了,果然是浩平君。」

岬「真正厉害的是学姐你吧,只凭叹气的声音,就能认出我来了。」

岬「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叹气声喔。」

浩平「你说真的?」

岬「嗯,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呢。」

浩平「那学姐怎么会在这里?」

像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方。岬「因为等一下就要回家了啊。」

浩平「等一下…?」

岬「不过这可不是早退哟。」

我想起来了,早上班会的时间有说到,三年级因为老师们要开个关于学生毕业后出路的会议,所以今天只上半天而已。岬「那浩平君呢?」

接下来是体育课接下来正要回家

浩平「我接下来也正要回家说。」

深山「…穿着体育服回家吗?」

深山从学姐身后露面了。她们大概是要一起回去吧。岬「浩平君现在是穿体育服啊?」

浩平「…其实接下来,我是被迫要去运动场跑步的啦。」

岬「真是辛苦你了。」

浩平「哎,我会努力的。」

岬「那就再见啦,浩平君。」

深山「再见才怪,岬你还不可以回去啦。」

岬「…咦…为什么?」

深山「不是已经约好,今天要跟我一起去社团活动吗?」

岬「啊,没错。」

浩平「好不容易只上半天,你们还要去社团活动?」

深山「因为现在正是我的社团,最最关键的时刻啊。」

岬「我也要过去帮忙哟。」

浩平「原来如此,那学姐你们也好好加油吧。」

两位学姐同时点点头。岬「ByeBye~浩平君。」

然后我就一个人继续往运动场前进了。体育课圆满的告一段落,再过不久就是放学的时候了。

浩平「好了,七濑,今天一起顺道去商店街买个东西再回去吧。」

七濑「嗯,那我想吃点甜食好了。」

七濑「等等!我们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关系了啊!!」

浩平「这有什么关系呢?就只是一起回去而已啊。」

七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可是很忙的~」

跟着她一个人回去去社团露个脸

浩平「那我就一个人回去好了…」

还是放弃吧,于是我选择了让步。

浩平「那就再见了。」

七濑「再见啦。」

我连忙转身下了楼梯。到鞋柜去换了鞋子之后,我走出了出入口,穿过放学后,人潮已经散去的中庭,踏上了回家的归途。我尽本分的写完作业之后就躺到了床上,听着借来的CD。把CD全部听完了之后,我就把房间的灯给熄了。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呜啊……我中了定身术……身体完全不能动了…」

长森「唉…又在说那种蠢话了…」

浩平「…这样…我好像就不能去学校了…」

长森「这样的话,就算对你做这种事,你也不能动啰?」

长森她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那家伙打算要做什么呢…要对我『做这种事』…?她那句话的含义实在太深了…搞、搞不好是…改造手术…?色色的事…?

长森「不要动哟,浩平~」

啪!在我面前出现了裸体!

浩平「哇哇~!」

不过…是色情杂志上的。

长森「看到没,看到没~我找到浩平你偷藏色情书刊的地方了~」

浩平「住、住手,不要再挖下去了!」

长森「哇哇~这个真是太疯狂了…浩平你真是个大变态!」

浩平「哇啊啊啊啊啊啊~!」

呼…呼…她、她不会这么做吧…?

长森「不要动哟,浩平~」

不,她要动手了!?

长森「那么…」

浩平「住手!」

嘎吧!

浩平「哈…哈啊…」

受不了啦,我连忙从床上一跃而起。

长森「啊,起来了。」

浩平「你…刚刚打算对我做什么?」

长森「哎?只是想对着你的耳朵『呼!』的吹口气而已啊。」

浩平「是…是这样啊…」

或许让她这么做也没关系吧…

长森「……?」

浩平「走吧…」

长森「哇,我忘了!已经是这样的时间啦!」

长森「现在不是做『呼!』这种事的场合了啦!」

这是当然。

长森「来,书包跟制服!」

浩平「好好…」

我接过那些东西,开始准备了起来。

长森「唉…我就知道悠闲的上学时光,根本就持续不到两天的。」

她又在强调我有多没用了。

浩平「笨蛋,今天早上是因为你的关系。」

长森「才没有那种事。要是浩平乖乖起床的话,剩下的时间够你早上先洗一次头再出发都没问题。」

浩平「没办法,我早上就是爬不起来啊。」

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斗嘴。

长森「我还是希望可以悠闲走路上学的,而且最近我们也都没有一起回去了说。」

长森「所以你就早点起床吧,好吗?」

浩平「好啦,我会尽力的。」

我们弯过这个转角,进入最后的直线冲刺。……………………在无聊的第四堂课上,正在打瞌睡的我,被下课的钟声给叫醒了。

浩平「呼哇~睡的真好。」

起来后,我一边摸摸趴在桌上睡时,被头压的红红的手臂,一边打了个哈欠。

浩平「果然还是上课偷偷睡午觉最经典了。」

对于战前出生的非专职讲师来说,学生们不管在上课时吃便当或是睡觉,甚至是玩花牌也好,他们似乎都不会感兴趣的样子。好像站在讲台上,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了。

浩平「…接下来。」

我像平时一样的,从书包里拿出了面包。然后…跟里村一起吃自己一个人吃或许偶尔坐在自己的位子,慢慢享用午餐也不错。于是我利用这充足的时间,优雅的享受着我的吃饭时间。

浩平「唔哇~真无聊啊…」

一如往常的午休时间,除了吃饭以外,似乎就没啥事好做了。平时我大多都会小睡一下的,但今天却没什么睡意。

浩平「喂~七濑,有什么好玩的啊。」

我戳戳坐我前面的七濑的背。

七濑「别吵。你没看到我在向外远望吗?不要闹了。」

浩平「你在向外远望什么都无所谓吧。怎么不像平时那样,豪爽的从那里跳下去给我看啊。」

七濑「会死的!」

浩平「啊~又变回平时的七濑了。」

七濑「唔…」

七濑「听好,在休息的时间,坐在窗边忧郁的向外远望……这可是一个淑女必备的技能耶。」

浩平「没必要勉强自己使用这种技能吧。」

七濑「我不跟你说话了啦。」

浩平「哎~又来了…」

戏弄七濑的事也玩腻了,我坐回椅子上,轻轻伸了个懒腰。……………这枝自动铅笔的造型还真逊啊…………

浩平「好了,七濑,我今天就住你家吧吧。」

七濑「嗯,晚上我有几片录像带想看,就一起看吧。」

七濑「等等!我们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关系了啊!!」

浩平「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就一起看嘛。」

七濑「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可是很忙的~」

跟着她一个人回去去社团露个脸

浩平「那我就一个人回去好了…」

还是放弃吧,于是我选择了让步。

浩平「那就再见了。」

七濑「再见啦。」

我连忙转身下了楼梯。到鞋柜去换了鞋子之后,我走出了出入口,穿过放学后,人潮已经散去的中庭,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浩平「…不过,肚子饿了。」

由起子阿姨好像还没要回来的样子。没办法,我也只好从沙发上爬起来了。然后就这样晃晃荡荡的往厨房走去。偶尔自己做点东西吃也好…我打开冰箱,看看里头有什么东西。

浩平「…只剩冰啊。」

食材已经见底了。其实这种状况还满常出现的。因为我不会去买什么东西,而由起子阿姨也很少在家里。于是我就落到了这种凄惨的下场。没办法,就吃方便面吧…我打开橱柜,往里头一看。

浩平「…只有灰尘而已。」

橱柜空空如也。

浩平「…该、该怎么办…?」

我无力的关上橱柜后,回到了客厅。出去买的话,实在太麻烦了……干脆就睡觉好了。我晃啊晃的上了二楼。然后我往被窝里一钻,就这么闭上了眼睛。……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嘎吧!

长森「哇,浩平你已经把制服穿上了喔…」

浩平「嗯…哎啊,昨晚我没换衣服就睡了…」

长森「这样?那你该不会连澡都没洗吧…?」

浩平「没错。」

长森「时间不够了,该怎么办?」

浩平「没关系,就这样出发吧。」

长森「最起码也要洗个脚比较好吧,我去浴室先帮你放个水。」

长森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房间,这家伙还是没变嘛。我拿起书包后,走下了楼梯。

长森「喂~洗澡水已经热了,快点进来吧~!」

声音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

浩平「好,我马上去。」

我像平时一样,抓起放在餐桌上的早餐胡乱塞了几口,接着再过去浴室那里。

长森「真是的~吃相太差啦。」

我吃我吃。边吃早餐边洗脚。

长森「袜子跟内衣摆这里。」

我吃我吃。我随着长森的脚步,一一接过她帮我准备的东西。

长森「内衣呢?」

浩平「继续穿昨天的就好了。」

长森「太脏啦,你就不帮坐你旁边的人想想吗?」

浩平「其实也不会多难闻啊。」

长森「这是感觉的问题好吗。」

浩平「我知道~我知道~」

我一口气把我的外裤跟运动裤一起脱了下来。

长森「哇~~~!!」

浩平「妳、妳看到了!?长森,妳真是太色了~」

长森「是你现出来的,是你现出来的啦!」

她满脸通红,惊慌失措的大叫着。

浩平「开玩笑的啦,镇静点好吗。」

长森「唔唔…」

浩平「虽然是开玩笑,不过妳确实也看到了吧。」

长森「笨蛋!快点准备好啦!」

浩平「好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把裤子重新穿好,再整理一下仪容后,往门口走去。

浩平「跟平时一样,时间又很紧迫了…」

长森「是啊,感觉简直就像是每天早上都要被锻炼一番似的。」

我们向平时那样,边聊天边往学校跑去。要是边跑步边说话这件事,可以分作擅长跟不擅长的话,那我们肯定是超~超级擅长的那个等级吧。我一边想着那件事,一边跑完剩下的两百公尺。……………………

浩平「呼哇~结束啦。」

听到第四堂课下课钟声的同时,我在位子上伸了个懒腰。虽然钟声时常听的到,但我还是最喜欢听到午休开始的钟声。咕~~这回在钟声里,混杂了其它的声音。

浩平「什么声音啊,七濑妳不会不好意思吗?」

七濑「不是我哟。」

浩平「不然是谁?」

七濑「声音是从我后面传来的。」

浩平「…后面。」

回头一看……只有墙壁。

浩平「没有人啊。」

七濑「…不可能没人吧,真的在我后面啊…」

咕~~

七濑「…不就是你吗?」

浩平「啊,这是我的盲点。」

七濑「别再说那种蠢话了,赶快去学校餐厅吧。」

浩平「没错……感觉今天可以吃很多的样子。」

只有平时的甜点面包的话,感觉似乎不够。

浩平「大概可以吃五人份左右吧。」

七濑「也不可能到那种地步吧。」

浩平「妳不知道,搞不好我真的能吃那么多耶。」

七濑「好好,我知道,赶快过去吧。」

浩平「…绝对吃的下的。」

察觉我就算跟七濑继续讲下去,也没办法填饱肚子,于是我就一个人往学校餐厅那里去了。

浩平「人还是跟平时一样多…」

我心里有点烦的徘徊在拥挤的人群中,找看看学校餐厅里还有没有空位好坐。这里卖的东西虽然不是说特别好吃,不过却很便宜,我想这应该就是它那么受欢迎的秘诀了吧。因此每天一到了这个时间,都会在餐厅里上演着,肚子饿的学生们,激烈的餐厅座位争夺战。…啊,我看到认识的人了。

浩平「喂~!岬学姊。」

学姊听到了我的声音后,往这边回过头来。岬「你好啊,浩平君。」

浩平「学姊也正要开始吃午饭吗?」

岬「对啊。」

浩平「那我们一起吃好吗?」

岬「好啊,就这样吧。」

她笑着答应了我的邀请。岬「一个人吃的话,也太形单影只了。」

浩平「那我来拿餐点,学姊妳来帮我占住位子。」

因为在学姊坐的位子对面,正好就有一个空位。岬「好,交给我吧。」

岬「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死守在这里的哟!」

浩平「拜托妳了。」

岬「浩平也要加油喔。」

浩平「没问题,交给我吧。」

两人交换着无意义的对话。

浩平「对了,学姊要点什么呢…?」

岬「这个嘛,我要…」

浩平「……」

岬「好吃~」

浩平「……」

岬「怎么了?」

浩平「唉…」

浩平「…没、没有啦,我只是在想,妳真的可以吃那么多啊…」

我哑口无言的,往旁看了一眼迭在桌上的那堆碟子。岬「我很喜欢吃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第二盘猪排咖哩饭。猪排咖哩饭是第二盘,但如果是说咖哩饭的话,那这是第六盘了。而她的午饭总共吃了……不行,我实在想不下去了。瞄了一眼桌子角落里堆积如山的塑料盘,我不禁轻叹了一口气。被学姊彻底比下去的我,在自己的位子上,小口吃着我点的月见荞麦面。岬「我就算是胡萝卜,也有好好吃下去喔。」

浩平「没人问妳这件事吧…」

岬「就算是刀叉我也会用喔。」

浩平「我不是说过没人在问吗…」

岬「感谢你的款待。」

啊,那盘猪排咖哩饭已经吃完了。而且那座盘子山又更高了。

浩平「学姊,不吃了吗?」

岬「大概吧。」

微笑。岬「说不定肚子里还有空位,可以再装吧。」

浩平「骗人…」

那些食物到底进到哪里去了。用物理的法则所不能解释的吗?岬「唔唔……大概还可以稍微再吃一点点吧。」

她说出了很恐怖的事情…千万别再吃了请尽情的吃吧

浩平「我明白了,怎么样都好啦。我帮学姊端,妳就尽情的吃吧。」

岬「谢谢你了,浩平君。」

浩平「…不过也请妳衡量一下,适当的程度就好了…」

岬「我想想……那么再来猪排咖哩饭三人份吧,拜托你了。」

浩平「…学姊…刚才不是说『稍微再吃一点点』吗…」

岬「对啊,只是稍微再吃一点点哟。」

原来如此……三人份的猪排咖哩饭对学姊来说,只是『一点点』的程度啊…感觉接下来就算再发生些什么,也吓不了我了。我把她要的三盘猪排咖哩饭,在学姊面前一字排开来。岬「我开动了~」

她看起来一脸高兴的动起了汤匙。一直到最后,她吃饭的步调都没有任何变化。岬「感谢你的款待。」

她将三个空盘再迭到那座盘子山上。

浩平「学姊…会不会觉得不舒服呢?」

岬「为什么?」

浩平「没…没什么啦。」

岬「浩平君你真奇怪。」

…不,我觉得我比较正常。

浩平「这么说来,学姊妳都在学校餐厅里吃的吗?」

岬「对啊。」

她一脸依依不舍地,向着堆积如山的空盘点点头。岬「我从很早以前,就很喜欢这里的料理了。」

浩平「因为很便宜吧。」

岬「对啊。」

浩平「都一人来吗?」

岬「平时都是跟班上的朋友一起来的哟。」

浩平「我该不会在无意间,坏了事吧。」

搞不好因为我的邀请,结果害学姊爽约了吧。就在我正想这么问的时候。岬「放心,不要紧的。今天那个朋友因为人不舒服,待在教室里。」

岬「应该是因为刚才上体育课的关系吧。」

浩平「…妳们第四堂课是上体育吗?」

岬「嗯,是跑马拉松哟。」

我似乎可以理解了。不管是谁,跑完马拉松之后再看到学姊大吃大喝的模样,心情肯定都会不太舒服的。岬「所以今天真的很感谢你邀我喔。」

学姊用什么都映照不出来的瞳孔望着我。

浩平「要是我可以的话……」

『无论何时』…就在我开口要说出这句话之前……哗啦!随着一个听起来好像很壮观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背不知怎么搞的,突然热了起来。好热。超级热。

浩平「…啊…呜哇!」

我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同时回头一看。

女孩「……!」

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孩,一脸惊慌的看着我。

女孩「……」

而且只要一和我目光相接,就会低下头去。附带一提,我现在没时间去理会她。背还是好热。好热。好像比刚才更热了。我疑惑的把手伸到背后去,打算看看手会碰到些什么。某个东西缠到了我的手上。这、这个触感…!?

浩平「…面、面条!?」

错了,是拉面吧!不管是哪个都一样啦!

女孩「……」

(点头点头。)女孩头低低的,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岬「我觉得你先把外套脱下来会比较好吧。」

学姊好像察觉到我现在的状况,于是婉转的提醒了一声。

女孩「……」

(点头点头。)我连忙脱掉了制服外套。

浩平「呼…呼…刚刚差点就要挂了…」

女孩「……」

(点头、点头。)

浩平「……」

这孩子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低着头吗?…看到掉在地上的塑料碗跟盘子,我已经明白大概的状况了。更不用说我那件『热腾腾』的外套了。

女孩「……」

(点头、点头。)看到这个女孩低着头,一脸非常对不起的模样,感觉好像做错事的是我一样。

浩平「好了好了,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啦,我不跟妳生气就是了。岬「真的?」

学姊从旁插了一句。

浩平「当、当然啦,而且我想这孩子也不是故意对准我的。」

女孩「……」

浩平「我以前也有把猪排盖饭掉到地上过。」

岬「我也有,不过是炸虾盖饭。」

浩平「…总之因为这样,所以我不会在意这些的。」

岬「不过我完全不明白,你那『因为这样』是什么意思。」

浩平「学姊…」

岬「开玩笑的啦。」

女孩「……」

听到我们的对话,那孩子总算也停止了道歉,同时表情也稍稍缓和下来了。并且用『真的很对不起』的神情看着我。

浩平「…哎啊,我也该回去了。下一堂是体育课吧。」

我故意看了看表,接着离开了座位。女孩用这种表情看着我,这种状况我实在很难应付。我拿起被汤汁泼到的外套,打算开溜了。可是…

女孩「……」

那女孩一把抓住我的衣服下摆。并且凝~~~~~~~视着我。

浩平「…怎、怎么了?」

女孩「……」

(凝~~~~~~~视。)岬「她的意思是不是要帮你洗啊?」

女孩「……」

(女孩『嗯!嗯!』的连点了两次头。)

浩平「真的吗?不过我真的这样就行了啦。」

只要晾干就好了。

女孩「……」

(凝~~~~~~~视。)呜……

女孩「……」

(凝~~~~~~~~视。)呜……拜托妳了不用啦

浩平「不用啦,真的这样就好了。」

女孩「……」

听到这句话,女孩的表情又开始黯淡了下来。

女孩「……」

她像强忍泪水似的低下了头。

女孩「……」

接着开始发出了一声声轻轻吸气的声音,就像是随时会哭出来一样。…事态往非常危险的方向迅速发展了。岬「浩平把别人弄哭了~」

浩平「没有,还没哭啦。」

我惊慌失措的辩解着。岬「那是迟早的事。」

学姊好像很享受的,当着一旁的第三者。

浩平「我知道啦,就拜托妳把它洗干净了。」

女孩「……」

女孩的表情突然明亮了起来。接着看起来很高兴的拿走我的制服外套。女孩用她那娇小的身体,将我的制服外套给抱了满怀,接着大大的敬个礼之后,才转身离开。而且在走出学校餐厅的时候,她又再一次的回过头来,向我深深的敬礼。我半错愕的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那女孩从我的视野里消失。

浩平「…好奇怪的女孩啊。」

岬「啊,果然是女孩啊。」

浩平「…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啊。」

岬「你难道没注意到,那孩子一次也没说过话吗。」

啊…

浩平「这么说来…」

听她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没错。

浩平「唔,还真的是个奇怪的孩子啊…」

岬「不过也是个好孩子哟。」

浩平「没错,还特意要帮我把衣服洗干净。」

岬「那她以后要怎么还你呢?」

浩平「…啊?」

岬「那个女孩应该不知道浩平你是几年几班耶,没错吧?」

浩平「……」

看来我似乎暂时没有外套好穿了。岬「别感冒了喔。」

浩平「……」

接着我和学姊分道扬镳之后,就回教室去了。

浩平「呼…看来五人份对我还说,还是太多了点。」

我用七濑能听到的音量这么说道,同时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七濑「那种事本来就太勉强了嘛。」

浩平「可是这回我也学到了很多。」

浩平「我发现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七濑「…什么意思?这么说起来,你的外套怎么了?」

浩平「被我的热情爱好者给拿去了。」

七濑「…?」

浩平「算了,别在意啦。」

我用目光示意老师已经来了,而七濑则满脸『?』的把视线移回前头。……真是个奇怪的孩子…是低年级生吗…?浩平(……)想起她很有精神的样子,我的心里好像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浩平(……)可是做完这件事之后没多久,突如其来的一阵睡意,让我趴到了桌上………………………放学后,班上立刻就被各种喧闹声给包围了。还有事预定要做的学生立刻走出了教室,没事的学生则在课桌旁围成一个个小圈圈,在那边闲聊着。至于我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预定要做的事。浩平(…回去吧。)我背起书包来,快步离开了教室。放学后的走廊,过了巅峰时间之后,人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了。开始倾斜的阳光,在走廊上投射出一个个四边形的光影。我一边用手稍微遮着斜射进来的阳光,一边往出入口前进。在已经没什么人烟的出入口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茜「……」

是里村。里村没发现到我的存在,就这么离开了出入口。而我换好鞋之后,也跟着踏上了归途。站在行人穿越道的时候,我无意间仰视起了天空。………为什么呢…我实在不明白。那一直持续着的不协调感。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一种客观的意象,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存在于此处。是哪里呢…总而言之,或许可以用『在那苍穹的彼端』来比喻我身处的那个地方。感觉自己就像是正从那里,时时刻刻注视着我的存在一样。真是令人困惑啊…不管怎么说,还是那些意象。而天空…天空,不同的天空。反反复覆地改变着,让人感到时间的绵长。所以我才会发出了如此奇妙的感慨吗…?再怎么说,我都不能说自己是一个人吧。但如果还有别人的话,就会更吵了吧。………我钻进被窝里,闭上了眼睛。在舒服的打盹中,我也安然入睡了…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唔…再让我睡3秒吧…」

长森「………」

长森「好啦,3秒已经过了哟!」

浩平「太短了啦…」

长森「是你自己说的耶,好啦,乖乖起床吧!」

浩平「唔唔,我知道啦…」

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像虫子一般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长森「看吧,要是你想的话,也是可以起来的嘛。」

浩平「因为你总是叫我起来的关系,结果我就反射性养成了赖床的习惯。」

长森「别擅自养成那种烂习惯啦~」

浩平「如果你改用特别一点的方法来叫我的话,或许我可以一下就起来了喔。」

长森「比如说呢?」

用吻来叫醒我…用○○○○○来叫醒我…

浩平「比方说,就用吻来叫醒我…」

长森「真是的~又在说些蠢话了…就算我真的那么做了,你也还是继续呼呼大睡的啦。」

或许吧不,一定会起来的

浩平「这个嘛,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吧。」

长森「对吧?我就知道浩平你不会因为那种事就乖乖起床的。」

浩平「这是因为你的关系吧,要是换成一个我不认识的美女的话…」

长森「唉…我也不可能照你说的那样做啊。」

浩平「所以我也只是开玩笑而已嘛。」

我拿起放在椅子上的书包和制服,往楼下走去。吃完早餐,接着刷牙洗脸,然后换上制服。我做完这些日常琐事,接着往门口走去的时候,长森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长森「你今天还满快的,现在还有剩余的时间喔。」

浩平「不然我们来唱个卡拉OK如何?」

长森「才没那么多时间啦。」

浩平「开玩笑的啦。」

长森「唉…」

长森「话说回来,我们很久没唱卡拉OK了吧。」

浩平「我们上次去,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啦?」

长森「记得应该是第二学期期末考考完的时候,那时是跟住井、佐织还有大家一起去的。」

浩平「听你一说,就是这样没错。我想起来了,那时你唱的是童谣吧。」

长森「因为最近的新歌都很难啊。」

浩平「可是你唱那种歌的话,气氛怎么热的起来嘛。」

长森「可是我唱的时候,大家不也跟着一起唱了吗?」

浩平「那是因为那首童谣的知名度很高的关系,你也认真想想嘛,叫大家一起唱童谣,这样会很高兴吗?」

长森「很高兴啊。」

浩平「只有你而已啦。」

长森「是这样吗…」

浩平「找时间也练练流行歌吧。」

长森「这样不是很奇怪吗?为了享受几分钟的欢乐,就要反复做一堆无聊的练习。」

浩平「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啦。」

长森「嗯…好吧,我会加油的。」

浩平「喔。」

长森「浩平,可以借我CD吗?」

浩平「好啊,随你挑吧。」

长森「嗯,好的。」

……………………第四堂课结束的钟声总算响了,接下来就可以吃午餐了。看看前头,只见七濑一个人有些寂寞的,打开了她的便当。唔唔,那些吵吵闹闹的男同学们,究竟是跑哪去了…?还是大家都已经发现这家伙的本性了吗?跟七濑一起吃自己一个人吃算了,还是别多管闲事了…根据我对这家伙的了解,她应该对现在的状况,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吃,感到很高兴才对。总觉得所谓的淑女,最基本的要点,就是要用一脸忧郁的表情,一个人默默的吃着午餐才对。我一边看着七濑的背影,一边吃着我当作午餐的面包。……………………第六堂课上完了。然后我也跟其它的学生一样,连忙背起书包离开了座位。因为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要做,于是我就这么走出了教室。我从出入口走进被急着要离开的回家部同仁们,弄得热热闹闹的走廊,往社团教室前进。浩平(…可是。)…好冷啊。是不是哪里有缝隙,让风钻进来了…冬季的寒风穿过狭窄的走廊,带来了明显的寒意。当然,现在没有外套也是个大问题。正当我在走廊上边走边发抖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了我的眼帘。

浩平「唷~学姐。」

岬「你好啊,浩平君。」

岬学姐转过头来,温和的回应了我的问候。

浩平「学姐,接着要回家了吗?」

岬「嗯,我在等出入口的人少一点哟。」

她边说边往鞋柜的方向听听。

浩平「…大家都挤在一起的话,换起鞋子来确实会比较麻烦。」

即使出入口并不是说很窄。但是想回家的学生们一拥而入的话,还是会把那里挤的水泄不通,混乱程度堪比上下班的尖峰时段。岬「浩平君现在也要回家吗?」

浩平「嗯,你说的对。」

看着拥挤的人群,我无意间跟学姐站到了一块。浩平(…呜呜…)还是好冷啊。不动的话感觉会更冷。岬「浩平君,你很冷吗。」

浩平「…你是怎么知道的。」

岬「因为你的声音在发抖啊。」

浩平「没错,很冷啊…」

岬「她还没把制服外套还你啊。」

学姐的制服外套借我吧学姐请借我取暖吧

浩平「不然学姐请借我取暖吧。」

岬「什么意思?」

浩平「这个嘛,有很多种方法…」

岬「虽然我不清楚你的意思,但还是不要好了。」

浩平「真遗憾。」

可是现在这个季节,没有外套的话,事情可是很严重的…这时我在出入口那里,看到了一个有点面熟的女孩。

浩平「…是昨天那孩子。」

岬「咦?」

在学生们满到快要『溢』出来的鞋柜区里头,昨天那个女孩就这么……被层层的人墙给活活『埋』起来了。

浩平「…那家伙一直被卷进人潮里,身体根本就动弹不得。」

岬「她正要回家吗?」

浩平「不,她好像要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样子。」

她似乎看到我们了,只见她用双手勉力分开拥挤的人潮,往这边过来。途中她跟学生们相撞了好几次,每次她都会低头向对方道歉。可是因为人在太多了,这样一站的话,又会碰到更多其它的学生。

浩平「…唔。」

要说笨拙的话,这也是个相当高的境界了。岬「…那孩子还没过来吗?」

浩平「现在才过了一半而已。」

浩平「啊,又被推回去一点了。」

岬「真不简单啊…」

浩平「…唔。」

接着我们等了几分钟。筋疲力尽的女孩,总算钻出了汹涌的人潮。而且她跑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整个人还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浩平「你还好…吧…?」

女孩微笑着拍拍身上乱糟糟的制服。似乎……没问题吧。只不过她的脸看起来,好像快哭出来的样子…

浩平「真的没问题吗…?」

女孩「……」

『嗯、嗯』的连点了两次头。

浩平「…这样就好。」

岬「……」

浩平「你找我们有事吗?」

女孩「……」

她点点头,将抱在自己身上的纸袋交给我。

浩平「我可以打开吗?」

女孩「……」

嗯。纸袋离手后,整个人轻松起来的她,很有精神的点点头。我先把手伸进纸袋里,拉出里头的东西。

浩平「…啊,是我的外套。」

我的外套就在纸袋里头。

浩平「是你帮我洗的吗?」

女孩「……」

…嗯。

浩平「多谢了,托你的福,让它干净多了。」

女孩「……」

嗯。她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岬「…好寂寞哟~」

被忽视在一旁的学姐,抱怨了一声。岬「…浩平你在演独角戏吗?」

…唔,学姐的眼睛看不见…

浩平「可是她也实在太沉默寡言了…」

女孩「……」

感觉从昨天开始,她就一次也没开口说过话。岬「难道这孩子没办法说话吗?」

浩平「你这意见未免太出奇了吧…」

学姐这极端的意见,让我露出了苦笑。

女孩「……」

…嗯、嗯。眼前的女孩点头了。

浩平「…不会吧,你真的不能说话…?」

女孩「……」

…嗯、嗯。她又点头了。

浩平「…试着说声『啊』。」

岬「啊。」

浩平「学姐你怎么先说了!」

岬「开玩笑的啦。」

浩平「…再来一次,试着说声『啊』。」

女孩「……」

她开口作出『啊』的嘴形。…但也只是嘴巴打开了而已。

浩平「……」

女孩「……」

浩平「…接下来是『伊』。」

女孩「……」

她作出了『伊』的嘴形。…可是,一样也只有嘴巴打开了而已。

浩平「……」

女孩「……」

浩平「接着是美国全部的州名!」

岬「这个连我也说不出来啦。」

女孩「……」

女孩的嘴巴拼命的一张一合着。当然,一个州名都念不出来。

浩平「见鬼了…真的就像学姐说的那样。」

岬「嗯,我也很吃惊哟。」

女孩「……」

女孩的嘴巴还在不停的一张一合着。

浩平「…对不起,已经可以了。」

女孩「……」

…她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闭上了嘴巴。

浩平「可是不能说话的话,真的很麻烦吧…」

女孩「……」

…点点头。岬「这样也不能自我介绍了。」

女孩「……」

…摇头摇头。她摇摇头。接着她拿起一直抱在她身上的素描本。翻到一个空白页后,她拿出黑色签字笔写了起来。

女孩「……」

她微笑着拿给我看。大大的字,占满了素描本的一整页。『上月 澪』大概是这孩子的名字吧。

女孩「……」

笑容满面。

浩平「……」

女孩「……」

笑容满面。

浩平「…对不起,我不太会读汉字。」

岬「不好意思,我没办法看字。」

女孩「……」

…呜~…她看起来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女孩「……」

即使如此,她还是再接再厉的,翻到另一页又写了起来。『こうづき みお』这次她换用平假名,大大的写了。

浩平「你叫澪吗?我是浩平,请多指教。」

岬「请多指教,澪。」

澪「……」

她露出爽朗的笑容『嗯、嗯』的点了两次头。岬「澪,你是一年级吗?」

澪「……」

她又用素描本回答了学姐的问题。『没错。』岬「…那个…」

浩平「好像是一年级吧。」

我替失明的学姐做翻译。岬「了解,我是三年级哟。」

澪「……」

嗯、嗯。不知怎么,光是可以让她们互相沟通这件事,就让我很开心了。岬「…啊,我不回家不行了哟。」

澪「……」

澪看起来一脸遗憾的低下了头。岬「抱歉了,小澪。」

澪「……」

…摇头摇头。

浩平「那我也该回去了。」

岬「所以今天就在这里解散了。」

浩平「再见了。」

澪「……」

…嗯。挥挥手互道再见之后,就各自离开了。再次一个人走在走廊上时,我似乎在无意间想起了什么。浩平(…澪…吗。)我以前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名字。我穿上洗好的外套,抵挡着走廊的寒风。感觉比刚刚稍微温暖了一点。在出入口换好鞋之后,我就来到了外头。

浩平「…呜呜。」

12月的风还真是格外的冷啊。我想这时如果没有外套的话,搞不好我会冷到晕倒。我一边感谢着保护着我身体温暖的这件外套,一边踏上了回家的路上。因为没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于是我便关上了灯。就这么躺下来之后,我很快就睡着了。这真是…多么悲伤的风景啊。(为什么我会在这么悲伤的风景中旅行呢?)(我只觉得看起来很美啊,但如果在你眼中看起来,它显得悲伤的话,那么它应该就是悲伤的风景吧…)(这里是没有人存在的地方。)(是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出现呢?我们应该留在热闹的人群中,或是温暖的家中啊…)(这…我也不知道,但它确实是你心中的景象。)(意思是…这是因为我的心改变了景色的感觉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有点太悲哀了…)(我也不知道…)(但是像这样的世界,却是我在追求的。)没办法回去的地方。哪里也去不成的地方。切断了一切的联系,陷入孤立之处的我,永恒不变的存身之处。而且在这什么都没有,同时也什么样的联系都不存在的地方,我可以更加确实的,又更加珍重的,想着喜欢着我的那个人。我想要与妳在一起。这似乎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考验,我想这同时也是这个世界存在的理由。(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放心吧,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永远…)(说的也是…)(我们只要一直走就行了。)(对,一直…)不管往哪里去都好。就在我心灵的深处。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

长森「浩平~!早上了哟~!」

浩平「…唔唔…」

长森「别『唔唔』了,已经早上啦。」

浩平「…不,我不会被骗的。」

长森「谁会骗你啊!」

浩平「说谎。」

长森「我才没说谎啦。」

浩平「天色不是还暗的很吗…」

长森「那是因为在下雨的关系啦。」

浩平「…雨…?」

长森「所以早点出发吧。」

浩平「如果下雨的话,学校也会休息啦…」

长森「哪有这种事。」

浩平「为什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雨天学校也要上课的。」

长森「向来就是这样。」

浩平「…呜…好啦,我起来就是了。」

长森「来,书包。」

浩平「喔。」

我从长森手里拿到书包和制服后,就离开了房间。然后就出门上学去了。

浩平「哇~!」

长森「怎、怎么了,浩平?」

浩平「我们竟然平安无事的,就到学校了。」

长森「对啊。」

浩平「总觉得有点懊恼。」

长森「…怎么说?」

浩平「早上不慌慌张张的话,感觉就不像是早上了。」

浩平「妳也会这么觉得吗?」

长森「才不会。早上还是不用拼命跑步上学最好了。」

浩平「这样啊…?我觉得这样好像就少了些什么。」

长森「会这样说的,就只有浩平你而已吧。」

浩平「现在也还满早的,要不要来惹些麻烦呢?」

长森「才没这种事啦,你看。」

她把手表给我看。

浩平「…钟声已经快响了。」

长森「所以快走吧。」

浩平「没办法…走吧。」

点点头后,我们就去教室了。就在打钟的同时,我们也跑进教室了。下礼拜就是期末考了,这时有很多老师会说些考试重点,所以这时候的上课内容,可是非常重要的。此外老师也会时常暗示些题目来送分,所以我也集中精神专心上课,没有像平时那样睡觉。………手根本也没时间休息。……不过这枝自动铅笔的造型,还是跟以前一样恶趣味啊…………午休的时候,我决定跟昨天一样,安安静静地吃我的午餐。我吃我吃………………………告诉学生们课已经上完的钟声一响,我就爬了起来。

浩平「…呼哇~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了吗…」

七濑「不是还剩一堂吗?」

浩平「妳说啥,怎么可能!」

可是手表上的时间,却证明了七濑是对的。

浩平「可恶~还要再睡一个小时啊…」

这么想似乎有点懊恼。

浩平「…算了,再继续睡就好了。」

我离开座位往走廊而去。

长森「浩平,还有一节课喔。」

浩平「…只是去上厕所而已啦。」

长森「啊,原来如此。」

为啥这家伙要一一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啊?我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走出了教室。上完后回到教室的途中…

浩平「…嗯?」

某个人突然拉住了我的制服下摆。

澪「……」

笑嘻嘻。回头一看,澪正笑容满面的抬头看着我。而且还拿出那本素描本对着我。『那个』字被大大的写在上头。接着她翻了下一页。『你好』她用黑色的细字签字笔这样写了。

浩平「哎,你好啊。」

澪「……」

她很有精神的『嗯、嗯』点着头。

浩平「正要去下一堂课的教室吗?」

我一边看了一眼她身上抱着的铅笔盒和笔记本,一边这么问道。

澪「……」

嗯!

浩平「这样一来,妳的时间就不太够啦。别聊了,赶快走吧。」

澪「……」

唔~澪看起来一脸可惜的低下了头。

浩平「早点去吧,别迟到了。」

澪「……」

她在素描本上写了些什么。然后把那个朝向我这边。『再见』接着很有精神的向我敬礼道别。但是……啪嗒!

浩平「…啊!」

就在她很有礼貌的敬礼时,手上的教科书和铅笔盒也顺势滚到了地上。而且惨上加惨的是,居然连铅笔盒的盒盖也摔开了,里头的文具顿时洒了满地,有些甚至还滚下了楼梯。

浩平「……」

这种发展未免也太戏剧性了吧。

澪「……」

澪呜呜咽咽的追着橡皮擦,那玩意现在还顺着楼梯,往下一跳一跳的滚下去。

浩平「我帮妳。」

我冲下楼梯,一把抓住了橡皮擦。接着一转身,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即将滚下楼梯的自动铅笔。

浩平「来,拿好喔。」

我把捡起来的那些文具用品交给了澪。

澪「……」

『嗯』的点个头。顺便把教科书跟笔记本也捡了起来。

浩平「好了,妳最好还是赶快去吧。」

正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钟声开始在校内响了起来。

澪「……」

很有礼貌的敬个礼。然后她一个转身,小小的身体尽她所能的,快速跑下了楼梯。

浩平「别跌倒啦~!」

澪「……」

挥挥手上的素描本。好像不要紧的样子~等到澪的身影从眼前消失的时候,钟声也打完了。

浩平「我要快了…」

我跑了几步之后,突然又停了下来。接着回头看看楼下。当然我已经看不到澪了…

浩平「真是个…」

…怎么也看不腻的孩子啊。我在心里想着这位元气十足的学妹时,偶然间有了这个想法。回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已经在里头了。我在同学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慌慌张张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然后就这么渡过了剩下的最后一堂课…

浩平「这回总算上完啦。」

这次似乎就没有异议了。可是就算课上完了,我也没什么其它的事好做。

浩平「回家睡觉好了…」

我背起书包后,就这么踏上了归途。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唔…我好累啊…今天让我休息吧…」

长森「今天绝对不可以休息啦!因为今天开始期末考了!」

浩平「没错…妳说的对…」

长森「好啦,赶快起来了,这样我才能拿你的棉被去晒。」

浩平「好…」

我拖拖拉拉着从被窝里爬出来,拿起摆在椅子上的书包和制服。

浩平「那我先下楼了。」

长森「好,我马上就下去哟。」

长森「浩平,你有好好准备考试吗?」

有没有

浩平「没有。」

长森「完全…没有!?」

浩平「没错,如果你平时有乖乖上课的话,现在就不需要那样了啦。」

长森「那是我的台词好吗!」

长森「浩平,你平时根本就没有好好上课,所以考前不临时抱佛脚一下怎么可以啊!」

浩平「我有在上课啦。」

长森「你平时都在睡觉啦,就算有起来,也只是跟七濑在那边打打闹闹而已。」

浩平「才没有那种事。」

长森「啊…怎么办,我很担心,很担心耶。」

长森「要是这样的话,我昨天应该跑来帮你复习才对的。」

浩平「没关系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长森「唉…现在连我也快要不能集中精神了啦。」

浩平「别担心啦,在结果出来以前,妳怎么担心都是杞人忧天的啦…」

长森「唔唔…最好是这样啦…」

……………………第三堂课结束的钟声响起,换句话说今天的这几场考试,也都顺利的结束了。

浩平「…好无聊啊。」

浩平「为什么不要偶尔来个凶恶杀人犯,挟持我们这些学生当人质,制造点危机啊。」

七濑「别说这种危险的废话啦…!」

浩平「七濑,那个时候就全靠妳了。」

七濑「你说什么!」

浩平「今天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好呢…」

我无视着还在旁边说个不停的七濑,将书包背了起来。然后往走廊去了。来到走廊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一个同学的背影。茜「……」

里村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就这么往出入口走去了。虽然想对她打声招呼,但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虽然说只要出个声音就好了,可是我现在却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才好…

长森「浩平~」

是长森那家伙。

长森「我们总算有时间一起回去了。」

浩平「今天没有社团活动吗?」

长森「当然没有,因为现在是考试中啊。」

浩平「不过取而代之的是,因为是在考试期间,所以也没办法尽情的玩,这也算是种『因为所以』吧。」

长森「我这样没关系的啦,不过浩平你…」

浩平「这样吗?我也没关系啦。」

长森「那要不要一起去玩一下呢?」

浩平「这样啊…」

玩玩再回去不,我要好好念书…

浩平「不,我要好好念书…不然后果会很可怕的。」

长森「唔,浩平你这么说也没错啦。」

浩平「没关系啦,等放寒假的时候,我们再来大玩特玩就好了。」

长森「说的也是。」

当天我决定直接回家,哪里也不去。  (比如说,躺在草地上,感受着风的存在。妳会这样吗?)(不,我想应该不会。)(我想这样试试看,看着大片云朵从上头随风而过。)(那你就试试看啊,这是你的旅行,所以做你喜欢的事就好了。)(可是…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总是在眼前所见的世界之外。)(可能还很难吧,我可以感觉到喔,带着青草气息的风。)(妳就告诉我做法吧。)(嗯……那么,我来帮你吧…)她绕到我的背后,然后用双手抱住我的身体。(好了吗?)(啊,嗯…)(可以看到云了吧?)声音马上就从耳后传来。(看到了。)(是不是动的很慢?)(没错,动的很慢。)(是什么在推着它动的呢?)(风)(对,就是风…)(风会带着云朵,把它送到很远的地方去…)(…到世界的尽头。)(………)草的气味扑鼻而来。那是风所带来的气息。(风…来了…)(是吗?太好了…)(可是我想请妳再帮忙一下。)(嗯,我知道了。)稍微再多抱着我一会儿。让我再多感受一下,那吹往世界终点的风。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唔唔…现在才刚进被窝里…再让我睡一下啦…」

长森「又来了…」

长森把手伸进棉被里,在我侧腹的那一带摸了几下。

长森「要是现在才刚进被窝的话,又怎么会这么暖和呢。」

浩平「那因为是我考试让我斗志高涨的关系…上啊…所以让我睡吧…」

长森「又在说些自相矛盾的事情了…」

浩平「…是吗?」

长森「没错。」

长森「算了,现在是考试期间,我就不追究那么多了。」

浩平「说的好啊…」

我坐起身来,伸手抓了抓肚子。

长森「你有确实把教科书跟笔记本放进书包里了吗?」

浩平「当然啦,我昨晚可是都准备好之后才睡的。」

长森「你看,谎话一下子就被拆穿了。之前不是说要好好念书吗?」

浩平「哎,没关系啦。」

长森「去学校以后,我还可以稍微教你一些,所以快点准备一下吧。」

浩平「那就不好意思了。」

长森「来。」

我像平时一样从长森那里接过书包和制服,接着就抱着那些东西下楼去了。……………………老师「好,到此为止。」

钟声响起的同时,老师也开口了,而今天的考试也都顺利结束了。

浩平「…呼…考完了…」

我一边整理文具用品,一边喘了一口气。这次的考试,我觉得应该还可以吧。浩平(…那么…)今天的考试通通考完后,我也离开了座位。

长森「浩平~」

就跟昨天一样,长森拿着书包过来了。

长森「今天的状况如何呢?」

浩平「大概还可以吧。」

长森「那你今天接下来打算怎样?要跟昨天一样直接回去吗?」

浩平「这个嘛…」

直接回去不,今天先玩玩再回去吧

浩平「好,今天就玩玩再回去吧。」

长森「嗯。」

浩平「总之,先去吃PATAPO屋的可丽饼吧。」

长森「浩平,这是你一直说要吃的东西吧。」

浩平「因为一个男生要在那边排队,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啊。」

我想这时候有长森在,确实也是件好事。

长森「今天那里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人才对,因为才中午啊。」

确实就像长森说的那样,这应该算是托考试期间的福吧。如果是放学后才来的话,这家店的排队时间可是要用小时来计算的。不过现在是平日的午后,所以我们到了之后才等个五分钟,手上就拿到刚做好的可丽饼了。

长森「果然还是这里的最好吃了。」

浩平「没错,除了这里的可丽饼之外,我不承认其它地方卖的货色是可丽饼。」

我们两人一边逛着商店街,一边吃着可丽饼。

长森「哇~那个猫娃娃看起来好可爱哟,浩平。」

长森指着礼品店里陈列的那排布娃娃说道。

浩平「哎?是哪一个?」

咬一口。

长森「哇~你怎么咬我的可丽饼啊!」

浩平「哎?笨蛋,我才不会吃别人吃到一半的东西咧。」

长森「是没错,你应该不会做这种事的。」

浩平「话说回来,妳刚刚是说哪一个呢?」

长森「就是这个啦。你看,它的表情看起来好温和,感觉很不错呢。」

咬一口。

长森「哇~你吃了!浩平你吃了啦!」

浩平「笨蛋,谁会吃妳吃过的啊。」

长森「但是我吃可丽饼的时候,可不会连外面用来拿的纸套也一起吃哟。」

浩平「咦…?」

唔哇…刚刚那一口好像咬太深了…没错,嘴里的确有吃到了什么杂物的感觉…

长森「浩平?赶快吃啊~」

浩平「………」

长森「怎么啦,快吃啊,怎么不继续吃你的可丽饼了呢?」

浩平「………」

我咬我咬…

浩平「咕哇……呸!」

我忍不住把纸的部分吐出来了。

长森「哇~浩平你果然吃了!」

浩平「笨蛋,妳搞错了,那是我自己的啦!」

长森「才不是这样!浩平你的纸套根本就还好好的!」

长森「我也要吃浩平的!」

长森一把捉住我的手,打算在我的可丽饼上咬一口。

浩平「等等,我的可丽饼啊!」

大咬一口。

长森「姆姆……嗯,这样一来我们就平手了哟。」

抵抗无效,长森就这么咬了一口。

浩平「啊,妳好脏啊,怎么可以擅自吃别人的东西呢…」

长森「我可不在乎,反正是浩平你的。」

浩平「我也是啊,反正那是妳的。」

长森「浩平,你刚刚也太狼吞虎咽了吧。」

浩平「因为我实在太想吃了,接着我会忍耐的。」

长森「那你的怎么办?」

浩平「当然继续吃啊,反正那是妳咬的嘛。」

我在留有长森她牙印的地方,大咬了一口。其实我们从很早以前,就时常互相朝对方做这样的事了,因此我们就只有打打口水仗而已,也没做什么抵抗。

长森「好啦,浩平。就是这只猫,你看~」

这家伙所谓的可爱,感觉都是那个调调吧。

浩平「哪一只哪一只~」

咬一口。

长森「哇~你这个学不乖的家伙!」

我们就这么在商店街里到处逛着,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呜…啊啊,知道啦…」

我睁开眼睛,就这么坐起了上半身。

长森「真厉害,这回只叫一次就起来了。」

浩平「………」

长森「…浩平?」

浩平「起来了…」

长森「好,过来。」

浩平「………」

长森「浩平?」

浩平「呼…」

长森「呜哇,身体坐起来了,人还在睡!」

长森「这样根本就不算起来啦!好了,快点站起来准备一下!」

浩平「嗯…嗯嗯,我知道…」

我睁开眼睛,拿起放在膝上的书包和制服后站起身来。

长森「好好,这样可以了。」

浩平「………」

长森「…浩平?」

浩平「呼…」

长森「哇,站着也能睡!」

长森「不行,浩平!来,走一走、走一走喔!」

浩平「喔…喔喔…走…」

我通过走廊,下楼去了。

浩平「………」

………

浩平「………」

………

浩平「呼…」

………叩叩!

长森「浩平~!你不会在厕所里睡着了吧!?」

浩平「呼…」

长森「浩平~!起来!浩平~!」

叩叩!叩叩!

长森「啊,我打开了喔~!?」

浩平「呼…」

卡锵!

浩平「嗯…?」

长森「哇…」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长森正看着正在方便的我。

浩平「怎么会,我活了十六年,第一次上厕所的时候被别人偷窥!」

长森「不对,是浩平在睡的关系!」

浩平「才没睡啦。我在里面站着把脚张开的时候,突然『卡锵!』的一声,让我吓了一大跳耶。」

浩平「妳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呢?这样我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长森「真是的,谁会想要偷看浩平你上厕所啦!」

浩平「所以我才会被吓到啊。」

长森「我才不是因为想要偷看才看的啦!」

浩平「放心,我会保守秘密的。要是被人知道,我上厕所的时候被女生偷窥的话,这样我会没脸见人的。」

长森「唉…够了…」

……………………安静的教室里,代表结束的钟声响了。这样的话,今天的考试也安然无事(姑且不论结果)的结束了。背上轻轻的书包,接着我一个人往走廊去了。我边沉浸在考试结束的余韵里,边走在走廊上。…在走廊前端,我看到了一个熟识的身影。

浩平「学姊。」

岬「啊,浩平君。」

最近似乎跟她很有缘,时常会遇到的岬学姊。学姊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转过身来。然后我们互道了『你好』。

浩平「学姊,接着要回家吗?」

岬「不是,我接下来要去图书馆哟。」

她边说边把手上的书拿给我看看。大概是要去还那本书吧。

浩平「这是…」

岬「嗯,这是点字的书哟。」

为了失明的人所做的,用点字写成的书。

浩平「…学姊,妳能读点字吗?」

岬「以前还没办法的,不过最近总算有本事读了哟。」

她微笑着说自己有好好学哟。

浩平「所以要去还那本书啰…」

岬「对,只不过期限是上礼拜哟。」

浩平「这么说来…它不就逾期了吗?」

岬「对。」

她点点头后,说只有『逾期一点点』啦。岬「话说回来,浩平君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我也正要去图书馆我正要回家

浩平「我正要回家。」

岬「准备考试吗?」

浩平「不,其实也不一定啦。」

岬「加油喔,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浩平「多谢啦。」

岬「那我先走了。」

浩平「好,要小心喔。」

岬「ByeBye~浩平君。」

浩平「再见。」

浩平「…接下来,也该回去了。」

长森「啊,原来在这里」

从教室里出来的长森,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长森「今天的状况如何呢?」

浩平「大概还可以吧。」

长森「那要跟昨天一样,玩玩再回去吗?」

浩平「好啊,这是当然的。」

长森「那要去哪里?」

浩平「这个嘛……游乐中心好了。」

长森「哎~要去玩游戏?」

长森很明显的面有难色,因为这家伙是对那些游戏完全不感兴趣的那个类型…好,我就等着听她说不要吧。

浩平「不要吗?」

长森「唔唔……」

浩平「没办法,那就直接回去好了。」

长森「不过……好吧,就一起去游乐中心好了。」

浩平「你不是不喜欢吗?」

长森「我会忍耐的。」

浩平「怎么可以,我们在考试期间去那里是要放松心情的,根本就没必要去那边还要『忍耐』啊。」

长森「不是啦,我也想去游乐中心啦。」

浩平「别说谎喔。」

长森「如果是跟浩平你去的话,那我也会想去游乐中心的。」

浩平「真的?」

长森「嗯。我想只要跟浩平一起去,应该就会很好玩的。」

浩平「那就走啰?」

长森「嗯,就去游乐中心吧。」

浩平「好,走吧。」

长森「哇~那只猫好可爱喔。」

在游乐中心的屋檐下,长森对着放在那里的夹娃娃机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浩平「嗯?哪一只哪一只?」

长森「你看,就是那只。」

在堆积如山的各种娃娃里,我努力看也只能看到一只猫娃娃的头部而已。我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是哪里可爱了,但如果是长森的话,大概只要看到是猫,第一句话就先说『可爱』了吧。

浩平「要抓抓看吗?」

长森「咦?我?」

浩平「我觉得妳不想的原因,只是因为以前没玩过而已。也许妳试着玩一次看看,就会发现它其实是很有趣的。」

长森「可是我怕浪费钱啊。」

浩平「那就没办法了。」

长森「哇~等一下啦。浩平,你帮我夹那个啦

浩平「我…?」

长森「嗯,因为我想要那个可爱的东西。」

浩平「可是我不想要啊。」

长森「不然我投资啦。来,100圆。」

她把从钱包里掏出来的硬币,硬塞到我的手里。

浩平「唔唔…」

■自己试试看■真是拿妳没办法…

浩平「唔~真是拿妳没办法。先说好,我可不保证能抓到喔,明白吗?」

长森「没关系,就抓吧。」

浩平「我知道、我知道。」

我将硬币投进了投币孔里。只见按钮上的灯开始一闪一闪的,而轻快的背景音乐也响了起来。附带一提,其实我自己也不怎么擅长夹娃娃这种游戏。经过了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夹子总算移到适当的地方了。

浩平「这样可以了吗?」

长森「再右边一点点。」

浩平「是吗…?」

■听长森说的■相信自己

浩平「不,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长森「嗯,就照你说的吧。」

浩平「好,去吧。」

随着我按下写着『GO』的按钮,夹子开始缓缓的降了下来。夹子伸进那堆布娃娃里头,抓住了那个目标。

浩平「喔~抓到了!」

接着它抓起了娃娃的头,把它给拉了起来…

浩平「唔哇…」

那个红红的,有很多只脚的…猫?

长森「是章鱼…」

抓到目标那只猫娃娃的隔壁去了…

浩平「………」

看着被慢慢送往洞口去的章鱼,两个笨蛋无言的继续等着。

长森「啊,出来了哟。」

伸手从洞口拿出娃娃时,长森的表情整个亮了起来,就像是那只本来就是她一开始想要的一样。

长森「厉害喔,浩平。你果然很会玩游戏。」

浩平「再来一次吧,这次我自己出钱。」

长森「为什么?这样就可以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哟。」

浩平「妳不是不想要章鱼吗?」

长森「没关系,这只也很可爱。所以我就要它了。」

浩平「真的吗…?」

长森「嗯,接下来浩平玩你喜欢的就好了,我在旁边看。」

浩平「好,那就进去里面了喔。」

长森「嗯。」

接着我们就像昨天一样,在商店街到处乱晃,直到天色开始变暗为止。要是不念书的话,成绩大概会很惨吧。我也没办法,只好坐到了书桌前。打开笔记本和教科书之后,我拿起了自动铅笔。………………

浩平「…呼~好好睡了一觉呢。」

正当我打算要伸展一下身体的时候,发现全身的关节都痛的要命。浩平(昨晚睡到落枕了吗…)我想站起身来…可是在此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坐起来了。我想把被子掀开来…可是却没有被子让我掀。没办法,我想换个衣服。可是制服却已经穿在身上了。浩平(…这是怎么一回事。)定睛一看,桌子就在我眼前。而且我就坐在椅子上。

浩平「……」

浩平「……完了!」

好像一个不留神,我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我回想了一下昨晚那朦胧的记忆…坐到了书桌前,打开笔记本,拿起自动铅笔…记忆到那里就中断了。看看笔记本,打开的那一页还跟记忆中的一样。是第一页。

浩平「什么都没做…」

果然。看看表,现在已经过八点了。

浩平「我想接下来,大概就只能靠选择题跟今天的运气了吧…」

也只能这样了,我开始准备了起来。因为已经跟长森说好,我要通宵念一整晚的书,所以早上不要来叫我了,于是我就自己一个人走出了家门。才刚走到外面,头上就沾到了水滴。抬头一看,阴沉混沌的乌云盖满了整个天空。  考试和下雨。这真是最糟糕的组合了。现在就只差再来一个蝗灾了。我再跑回家里一趟,拿了把伞之后再走出来。

浩平「……」

经过被雨打湿的那个地方时,我看了它一眼。下雨的空地。以及伫立在那个地方正中央的少女。

浩平「…里村。」

茜「……」

不知道我这么小声叫她,她听不听的到。里村只是默默的站在那儿。

浩平「……」

我可以感觉到,她不想要我走进那个地方。

浩平「……这样会感冒的。」

再次小声喊了一句之后,我离开了这个地方。进入教室后,我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无意间往走廊一看,正好看到里村从后门出现了。响应了几声附近那些同学的寒喧之后,她连忙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不久后,负责第一堂课的老师从前门走进了来,今年期末考的第四天也随之开始了。……………浩平(…雨停了吗?)在考试的途中,我抽空看了看窗外。……换句话说,我已经不在乎今天的考试了…………随着钟声一响,今天的考试也考完了。

长森「啊,你果然在这里。」

刚从教室出来的长森,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浩平「妳也真是的,我又不会逃跑,慢慢来就可以了啦…」

长森「要是我这样的话,浩平你时常就会说『算了,随便妳啦』,然后就丢下我自己一个人溜了。」

浩平「没有妳说的那么『时常』啦…」

长森「才怪,你好几次都这样。」

浩平「哎~不管怎么说,考试期间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长森「好,就这么说定了。」

浩平「那今天要去哪里…」

长森「今天我有建议喔。」

浩平「嗯…?」

长森「我想去看看衣服。」

浩平「衣服…?」

长森「对,因为我想买衣服哟。」

浩平「这种事情该找女性朋友一起去吧…」

长森「她们都在忙着准备考试,所以我不敢邀她们。而且衣服这种东西,我又想慢慢看。」

浩平「……我知道了,早点看完好吗?」

长森「好。」

在长森的领头下,我们在商店街那排卖时装的小店逛了一圈。

长森「放寒假的时候,你也应该需要买些新衣服没错吧?」

浩平「那些日子我几乎都待在家里,就算不买新的也没关系啦。」

长森「只有浩平是那样啦。」

浩平「我以前还穿着睡衣,去别人家里玩过耶。」

长森「那也只有浩平会那样,别以为我也跟你一样好吗。」

浩平「是吗…?」

长森「你看,这套看起来不错耶。你觉得寒假的时候,我穿这套去去浩平你家玩好吗?」

喔~那件好比起那件,我比较喜欢女仆装

浩平「比起那件,我比较喜欢妳穿女仆装来我家玩。」

长森「女仆装…?」

长森「唉…又再说那种只顾自己方便的话了…你是打算要把工作通通丢给我对吧。」

浩平「唔~真的不行吗?这可是男人的梦想啊…」

长森「才不要,这种事情拜托你的女朋友去做吧。」

浩平「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我才对妳说的啊。」

长森「唉……浩平你真的没问题吗…」

浩平「什么意思?」

长森「我在想,我是不是非得一直待在你身边照顾你不可啊。」

浩平「妳怎么又说起这个了…」

长森「那你就好好帮我选东西,别再说那种要我穿女仆装的蠢话了。」

浩平「好啦,我知道了。妳看这边的皮制品如何?」

长森「感觉好像不太适合我的样子。」

浩平「妳平时都穿的很朴素,所以妳可以试着穿点像这样风格独特的东西,来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

长森「唉…我真不知道你这样说,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浩平「我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认真的。」

长森「唉…肚子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浩平「是吗…?那好,就照妳说的吧。」

随便吃点快餐填填肚子之后,我继续被长森抓去跟她一起去买东西。结果最后等到她选好的时候,时间已经到傍晚时分去了。  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好啦…」

我睁开眼睛,接着坐起了上半身。

浩平「Good Morning。」

浩平「喔~我好像念太多英文了。」

长森「会有这么简单的问题才怪。」

浩平「不然…je t’aime。」

长森「你、你这是要对谁说的?」

浩平「当然是对妳啊。」

长森「咦…?」

浩平「这是早上的问候语啊。」

长森「唉……这不是早上的问候语,也不是英文啦。」

浩平「咦?怎么会,那我刚刚不是又在耍笨了吗…」

长森「确实如此。」

长森「今天是考试的最后一天了,努力坚持下去吧。」

浩平「事到如今才努力的话,分数也不会增加多少吧。」

长森「才没那回事啦,要是不努力的话,不就什么问题都没办法解决了吗?」

浩平「照妳说的,要是有人考完后,整个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那这家伙的分数就会很高了吗?」

长森「这要看他是在努力些什么啊!」

长森「我的意思是说,要你集中精神在考试上啦,明白了吗?」

浩平「我觉得我越想集中精神,就越难办到这一点说。」

长森「才没那回事啦,浩平你也要先努力过才知道行不行啊,对吧?」

浩平「好啦~我会尽力的。」

长森「一定可以的,我也会帮你加油喔。」

………………考试的分数如果不好的话,一定都是因为这枝自动铅笔的缘故…………

浩平「呼哇~总算结束了!」

为期五天的考试,随着现在响起的钟声,总算通通宣告结束了。看了一眼被收回去的那些试卷后(暂时不考虑成绩多少),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住井「唔喔喔喔~这种海阔天空的感觉,我们终于获得自由了!」

隔壁的住井也站起来,高声吶喊着。

住井「来吧,折原!」

浩平「好!」

我们像是要迎接打出全垒打后,跑回本垒的选手一般,伸出手臂互相勾住。可是因为我们并不熟悉这个动作,结果时机一个没抓好,结果我们居然变成在彼此的脸上互揍了一拳。

住井「还真是爽快的一拳啊。」

尽管如此,住井还硬是演了一出友情剧,看来这家伙也还不赖嘛。为了补偿我们最近以来的操劳,所以考试考完后的这个下午,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的玩。为了尽情体会这放松的感觉,所以我们还是要好好活用这些时间才对。最适合的去处应该就是商店街了吧。我一边想着接下来的目的地,一边离开了教室。我本来还想邀长森的,但是记得她好像说过,从今天开始又有社团活动了。学校里出乎意料的充满了活力。今年最后的考试结束后,社团活动也再次开始了。年终那欢乐的气氛,彷佛弥漫在整个校园里头。我一个人换好鞋子后,走到了外头。接着照先前预定的,往商店街走去。结果今天直到太阳下山,我都在商店街里到处逛着。在久违的游乐中心里,找回自己打电动的手感后,我到附近的快餐店去解决掉午餐。接下来,虽然没什么要买的东西,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到处去看看,那些挂上了圣诞节饰品的各种商店。在我从未体会过的充实中,今天的时间就这么溜过了,而考试的最后一天也过去了。  (只有天空的世界…)(在这下面,有些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喔。)(是这样吗。我想要一片广大的野地,放养很多很多的羊。)(不要,我只想一直待在天空。)(为什么…?我们来放羊嘛~)(没有大地的话,羊通通都会掉下来的。)(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制造一片大地吧,一片充满了嫩绿新芽的大地。)(不必,海就可以了。)(这样的话,羊不就…通通都会掉到海里了吗…?)(对啊,扑通扑通的掉到海里,然后在有着那片水平线的大海里,浮浮沉沉的渡过余生。)(可是那些羊里头,每一只羊都是你吧?)(没错,就是我。那些无力的羊群,就是全部的我…)(…换句话说,我觉得现在的我,就像那些浮在海上的羊。)浮在海上的羊。乍听之下十分唐突,但却非常适合比喻我现在的感觉。(但是在梦里,大家都在天空飞翔的哟。)(羊也在天空飞吗?)(我想牠们也可以飞的。)(这好像太滑稽了。根本就不适合…)(…因为羊群们懂得自己的立场之后,选择了海。)(这也是在比喻自己吗…?)(………)(…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点。)(没关系,我不介意…)总而言之,我了解自己的立场,因此选择了这个世界。这似乎轻蔑了这个世界。这个包含着她的世界。…她发现了吗?这就是我心中的猜疑。(但是羊群们,非常会游泳喔。)(真的…?)(也许牠们可以哗啦哗啦的把波浪推开喔。)(这样似乎也不赖嘛。即使牠们无法飞翔。)但就算是这样,那里也没有牠们能够到达的岛屿。什么都没有。

长森「今天看起来,不跑也不要紧的样子。」

在往学校走去的学生们当中,我们慢慢的走在上学路上。

浩平「不,现在还不能大意…」

长森「没问题的啦。」

浩平「这样吗?不过我怎么总觉得,自己一生都没办法平平安安的上学啊。」

长森「是你想太多了啦。你看,已经可以看到校门口了哟。」

浩平「唔唔~」

长森「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没办法平安上学的原因,至少有八成都是浩平那家伙造成的。」

浩平「这样喔,或许就正如妳说的吧。」

长森「嗯,因为今天那个叫浩平的家伙有早起,所以就没问题了。」

浩平「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女孩「喂~你!」

正当我们意气风发的要通过校门口时,某人突然叫住了我。似乎是其它学校的学生吧。叫住我们的那个女孩子,穿着我以前没看过的制服。推给长森处理不管她

浩平「…长森。」

长森「怎么了?」

浩平「我今天一早真的有,可以平安无事上学的预感耶。」

女孩「…那个~」

浩平「走吧,长森。就让我们两个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步吧。」

长森「…可、可是…」

我正打算要通过校门的时候,被长森给制止了。接着她交替看着我和那个女孩子的脸,一脸为难的站在原地。这家伙果然还是这样,没办法把这个对我们出声的家伙丢下不管。

浩平「…长森妳认识她吗?」

长森「哎?我也不认识她耶。」

女孩「…那个~」

浩平「长森妳真的不认识她吗?」

长森「还是我记错了…」

浩平「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试着认真回想一下。」

浩平「妳有时会有点健忘。」

长森「…唔唔~」

她真的把手放在胸口,认真想了起来。

浩平「怎么了?有想到什么了吗?」

长森「啊…听你一说,我想到幼儿园的时候,同班的北川跟她的脸似乎有几分像吧。」

浩平「原来如此。」

谜团揭晓了。

浩平「好,那个北川,有事吗?」

女孩「北川是谁啊?」

浩平「长森在幼儿园时代的同学。」

女孩「长森是谁啊?」

浩平「我不是说过,幼儿园时代的北川的…」

女孩「……」

浩平「……」

浩平「妳果然是冒牌货!」

女孩「冒牌货?」

长森「浩平,别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了啦。」

长森走入我们之间。

长森「抱歉,浩平讲了奇怪的话。」

长森向这个从未见过的女孩道歉了。真是的,看来这家伙完全把自己当作是我的监护人了…

女孩「我完全不在意哟。」

女孩「因为这样还满好玩的。」

浩平「这都是妳的错啦,长森。」

长森「咦咦~为什么?」

浩平「因为你说她看起来像以前认识的人,所以才让我被混淆了。」

长森「可是她真的有点像啊。」

浩平「骗人,妳怎么可能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嘛。」

长森「才没有,我可是记的很清楚的哟。」

女孩「…喂~」

浩平「妳根本就不太会记东西啦。」

长森「才没那回事,就算是一个礼拜前吃的晚餐菜单,我也还记得喔。」

浩平「好,那就告诉我,上礼拜六我的晚餐是吃什么。」

长森「炒饭。」

浩平「为、为什么妳会知道!?」

长森「因为浩平就只会做炒饭而已,没错吧?」

浩平「可恶…被妳看穿了。」

女孩「那个~」

浩平「怎么了,我们现在很忙耶。」

女孩「周围已经都没人了喔,这样好吗?」

浩平「…咦?」

往四周一看…除了我们三个以外,这里就没有别人了。

长森「浩平,已经是这个时间了。」

浩平「可恶,刚刚竟然把时间用在这种无聊的事上。」

女孩「你们看起来真的很忙。」

她一个人在旁边,悠闲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我们。

浩平「…话说回来,结果妳到底是谁啊?」

女孩「我叫柚木 詩子(ゆずき しいこ)。」

長森「詩子?」

詩子「沒錯,詩子。」

浩平「那妳找我們有什麼事呢?」

诗子「其实,我并非有事情要找你们的。」

诗子「只是有个小问题,想问问这间学校的学生而已。」

长森「喔,原来如此。」

浩平「…现在没时间在这里悠闲说话了啦。」

看看表,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今天好不容易早起,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迟到啊。

长森「真的很对不起。」

诗子「没关系,我会再来的。」

浩平「快跑吧,长森。」

长森「好、好啦。」

确认长森开始跑了以后,我也赶忙往教室冲去。……………………考试一考完,我就一下子变得无精打采了。现在上的这一科,昨天那最后一天考试的答案纸,还没有回来。要是我们现在来对答案的话,我肯定要拼命打叉叉了…(错很多题)寒假就近在眼前了,现在这种时候还要上课,究竟有什么意义啊…我还是睡吧…住井(喂~)嗯…声音将正在打瞌睡的我给唤回了现实。坐我隔壁座位的住井,把一张折起来的小纸条,往我这边的地板丢了过来。这些家伙又开始没事找事的,来打发时间了吧。对这些家伙来说,这种无聊的时间,也只能做些无意义的事情来渡过了。浩平(那么…)不知道在做啥,但还是参加吧继续睡正好,就参加这个来消除脑袋里的睡意吧。我默默的伸出手,将小纸条捡起来。不知道这回他们是想出怎样的方法,来打发时间的。我用双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把折起来的小纸条给摊开来。『你的好机会来了!圣诞节选拔实施说明』这是什么意思。不管怎样,继续读下去吧。『将自参赛者中选出一名当选者,赠送他向意中人告白的权利』………他们又想出这种恶质到不行的活动了…所谓的『当选』应该叫做『落败』才对。他们要怎么保证会提供『告白的权利』呢?我想那些家伙肯定会把当选的那个倒霉鬼,追到无路可逃的地步,然后像是要叫他切腹似的,逼着他去告白吧。不过从一旁看别人陷入这种惨状,确实应该会很愉快吧。住井转过身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藏在腋下的那只手,已经准备好要让参赛者抽的签了。签已经所剩不多了,我伸手抽了一支。那么…我把签解开来。在教室内到处都听的到这种声音。看来大部分的男同学,都参加了这个活动。

浩平「………」

被解开的签上只有一句话…『你当选了,恭喜恭喜』被写在上头。………最后要是『落败』的话,该如何是好呢?………不可能。不管怎么看,不管怎么想,我居然中了。往附近的四周一看,只见那些男同学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可恶,就连想找人当替死鬼也没办法了…喔,对了。浩平(喂~七濑,给妳个好东西。)住井(折原!)咕哇…住井叫住了我…住井(给我看看妳的签吧,因为当选的那家伙,到现在还没公布这件事。)浩平(……看吧,没中。)住井(笨蛋。纸那么薄,就算翻过来我也看的到另一边写什么啦。)浩平(啊…)住井(恭喜恭喜,全班的男生都会支持你的~)浩平(哈、哈哈……就拜托各位了…)我当选这件事,现在大概已经传遍全班了吧。在这间安静的教室里,全班男生们的视线通通集中在身上,让我有种莫名的头痛感…第四堂课上完后,接下来就只剩回家这件事要做了。

浩平「那就再见啦,七濑。」

我拿起书包后,站起身来…

住井「接下来,不是应该开始进行今天的重头戏了吗?」

出手挡住我去路的,是今天的反派角色。

住井「难不成你想逃跑吗?要知道,大家可是都在支持你的喔。」

笨蛋,这哪叫支持啊,他们根本就只是想看好戏而已。可是我却没有立场说那句话,因为这是用抽签的方式,公平竞争下的结果…

浩平「我知道啦,让我静一静吧。」

我丢下那句话后,开始考虑起人选来了。谁呢…?要找谁才好…唔唔…这边是七濑,那里是长森…她们应该都知道,这只是个玩笑而已。哎,还是长森好了就选七濑吧就选七濑吧。  要是我对七濑说的话,最后肯定会变成一场闹剧的。好,我就堂堂正正的到她面前说吧。

浩平「那我就去了。」

住井「好,我们会好好看的。」

我的皮肤彷佛感受的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男同学们的关注下。现在这种时候,这群家伙就算再怎么不耐烦,肯定也还是会继续等下去的。在嘈杂的人声中,大家有些要去社团活动。有些则准备要回家,而我则找起了七濑。其实根本不用找,七濑就在眼前。

浩平「七濑。」

七濑「嗯…?」

浩平「我从以前就一直喜欢妳…请跟我交往吧!」

我大胆的说出口了。

七濑「笨蛋,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耶。」

浩平「时间不是问题,要是来电,就算只认识一分钟也能交往的。」

七濑「我还很忙,所以先走了。」

浩平「如果妳是要去参观社团的话,请务必把这个时间改用到我这里,这样才会更有意义。」

七濑「好吧,要是我充分体会过人生的真谛,并且领悟到这一生已经没什么事好做的时候,我再来和你交往吧。」

浩平「看来妳说的那些,似乎不是明天还是后天就能办到的。」

七濑「没错,请耐心等着吧。」

她拿起书包后说了声『再见』,然后就走出了教室。好,看来这个最大的危机,被我用巧妙的方式安全突破了。

住井「…你该不会已经事先跟她说好了吧?」

住井语带不满的说道。

浩平「没有,我只是诚实的说出来而已。」

住井「我觉得这也未免太平静了吧…」

他似乎很不能接受,我的告白最后变成了一场玩笑。

浩平「但它就是变成这样了啊。好,我也该回去了。

住井「唔唔…一点也不热烈啊…」

继七濑之后,我也离开了教室。那么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好呢…要不要偶尔也去社团露个面呢?今天我异常的有干劲。我觉得如果现在的干劲,可以持续下去的话,搞不好我就有本事振兴社团了。

浩平「…好。」

我意气风发的往走廊去了。

浩平「…还是直接回去好了。」

干劲就只维持短短的一瞬间而已。就算去了社团,那里也没人啊…还是回去吧…正当我回头打算要往出入口去时候……拉啊拉的。制服外套被拉了。

澪「……」

回头一看,澪正拉着我的制服。

澪「……」

而且对我微笑着。

浩平「唷~澪。妳还好吗?」

澪「……」

嗯~嗯~嗯。她看起来无比的好。

浩平「好,我明白了,不用再拉我的制服外套了。」

…被拉长了。

澪「……」

澪连忙松了手。可是制服外套的左边袖子,已经垂~下来了。

澪「……」

她一脸沮丧的低下了头。

浩平「好啦,我没有生气喔。」

澪「……」

『可是…』她像在这么说似的,看着被她拉长的袖子。

浩平「它很快就会恢复原状啦。」

其实我也不知道。

浩平「先别管那种小事了,澪接着也要回家吗?」

澪「……」

她『呜呜~』的摇摇头。接着在素描本上写了起来。『社团活动』

浩平「原来如此,其实我也是。」

澪「……」

嗯、嗯。

浩平「那我们就互相勉励吧。」

澪「……」

嗯。她很有礼貌的敬个礼。然后挥挥手,沿着走廊跑了起来。

浩平「加油~」

澪「……」

嗯!她点点头,并且拿起素描本。『会的』她就那样边用力挥着手,边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浩平(…别跌倒啊。)澪小小的身体,很有精神的跑过走廊。……直接回去去社团露个面…还是去社团露个面好了。重新考虑了一下之后,我往社团教室过去了。社团教室里,果然一个人也没有。没办法…我拿出自己的乐器,独自一人开始练习了起来。没有任何人来听,也没有为了给谁听。尽管如此,我还是默默的继续演奏着。…结果直到最后的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独奏。我专身关上了门,离开了轻音乐社的社团教室。接着也没有留意四周状况的。就这么直接往出入口去了。我一个人伴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走在微暗的走廊上。浩平(…不过,感觉今天特别累啊。)浩平(我没想到居然会拖到这么晚。)我也没遇到其它的学生,就这样顺利走到了出入口。打开鞋柜后,我赶快换起了鞋子。浩平(可是,为什么我还会继续去这种社团呢?)什么东西也得不到,去那里就只有无谓的浪费时间而已。虽然我自己也很明白,但我还是没有办法,真正讨厌这个社团。因为我本来也是因为喜欢,才加入这个社团的。只不过社团渐渐变成充满幽灵成员的地方而已。无论如何,要浪费时间的话,这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就是了。啪哒!爽快的把鞋柜关起来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回响着。我把背包重新背几来,推开出入口那沉重的门,来到了外面。…呼~!在那一瞬间,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拉紧了制服外套。浩平(已经完全进入冬天了吧。)看看视野里现在很早就会下山的太阳后,我踏上了回家的路……扑过来。

浩平「呜哇!」

我突然从后面被抱住了。

浩平「怎、怎么了?」

转头看看后面,只见澪正挂在我的背上。小手伸的长长的,将我抱了满怀。

澪「……」

天真烂漫的笑容。…可是。

浩平「…嗨~澪。」

澪「……」

嗯。

浩平「…妳不想把这整件衣服也拉长吧。」

澪「……」

嗯。

浩平「所以就不要这样挂在我身上了。」

澪「……?」

她一脸好像在说『为什么?』的表情看着我。

浩平「还有…这样要是被人看到话,会造成误解吧?」

澪「……」

…耶?她好像完全不明白。

浩平「……算了。」

感觉把澪当作说这些话的对象,似乎完全不对的样子。而且冷静想想,刚刚那样也不太可能会遭到误解吧…因为我跟这家伙的体型对比,看起来比较像是兄妹。自从在那里,跟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一直…

澪「……」

澪一脸担心的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我。

浩平「…喔,没什么啦。」

澪「……?」

她好像有些感到疑惑的样子,看来这回她好像理解了。

浩平「话说回来,妳现在也要回家吧。」

看看脚下,澪也已经换上室外鞋了。

浩平「要不要一起回家呢?」

『回家』

浩平「好,就这样吧。」

澪「……」

嗯。

浩平「这么说来,澪是参加什么社团呢?」

我与澪一起走在平时的上学路上。『是…』『戏剧社』(演剧部)…戏剧社?真是出乎预料。正当我露出复杂的表情时,澪又开始在素描本上写起来了。『戏剧社』(第一次是写汉字,而这次是写五十音)

浩平「…不用啦,『戏剧社』的汉字我会读啦。」

浩平「我刚刚只是有些吃惊而已。」

听我这么说,澪拿着素描本慢慢写起字来。『那个…』我们一起走暮色渐浓的街道上时,澪拼命告诉我,当初她为何会选这个社团的契机。…是因为她想传达一些东西给人们。…可是和别人相比,她却格外的不擅长传达自己的心意。…所以她想要在舞台上,将她想传达的东西,告诉很多很多的人。…那『她想传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至今还不是很清楚。澪『说』到那里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害羞似的把脸转到一旁。『有好多好多的东西有让大家知道』她最后这么『说』了。

浩平「…原来如此。」

即使没办法说话,她还是可以用其它方法来传达自己的心意。要是不放弃传达心意的话,多少也是可以找到些其它方法的。澪全然没有放弃。她的意思就是这样吧…

浩平「……」

我随即看着走在走在身旁的澪。

澪「……!」

这时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飞快的在素描本上写了起来。

浩平「怎样了,澪?」

『肚子饿了』…真是的,害我紧张了一下。去一趟商店街直接回去

浩平「…那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回去呢?」

我愣了一下后,提出了建议。

澪「……」

嗯!在她很有精神的点点头后,我们就把脚步转向了商店街。在红色光芒照耀下的商店街。因为是星期六,从学校回来的学生们,看起来更加显眼了。不过我们也一样啦…

浩平「那澪想吃什么呢?」

澪「……」

『那个~~~』她打开素描本,考虑了起来。

澪「……」

唔唔~~~~好像很难决定的样子。

浩平「这里是商店街,有很多店是卖吃的喔。」

澪「……」

唔唔~~~~~她好像认真的烦恼起要吃什么了。

浩平「今天我请客,所以妳想吃什么喜欢吃的东西都没问题。」

『寿司』

浩平「…回家吧。」

澪「……」

拉啊拉~~她又开始拉我的制服了。

浩平「开玩笑的啦。」

浩平「…不过,如果妳想吃的东西再稍微便宜一点的话,这样我会很高兴的。」

澪「……」

唔唔~~~~澪又在素描本上写了起来。她好像决定好了。『巧克力圣代』

浩平「圣代吗?」

澪「……」

嗯、嗯。她元气十足的点点头。

浩平「要是这样的话,我知道一家很棒的店喔。」

我也算是喜欢吃甜食的人。对于商店街里卖那些东西的店,我也是很有心得的。我和拉着我的手,要我赶快带她去的澪一起,往那家店过去了。『咚!』的一声,玻璃杯被放到了桌上。澪笑容满面的看着那个杯子。在颇大的杯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鲜奶油和巧克力满满的放在薄片饼干之间。接着再用三色冰淇淋,把那些给通通盖在下面。这是这家店里最受欢迎的甜点。一千圆有找的价格就有这种份量,不得不说这家店真的很有良心。

澪「……」

『哇……』她看起来十分钦佩似的,看着那个圣代。接着她合起手,无声的表示『开动』后,立刻开始吃起那个圣代了。她先挖了一口冰淇淋,带着插在上头的薄酥饼,送进了嘴巴里。同时她用特制的汤匙(普通汤匙构不到底)挖了一口香草冰淇淋。而且交替的把它们送进嘴里。

浩平「如何?这里的圣代,可不单单只是份量多而已,对吧?」

澪「……」

嗯。她大吃了一口奶油后点点头。

浩平「太多的话,就算有剩也没关系。」

澪「……」

摇头摇头…她摇头的时候,嘴里还叼着一片薄酥饼。『我要全部吃完』她用素描本写下了这个宣言后,又拿起了汤匙。

浩平「了解,妳就慢慢吃吧。」

澪「……」

嗯。澪一口一口的舀着水果。

浩平「……」

看着嘴角沾满了奶油,正在和圣代努力奋斗的澪。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有个妹妹的话,应该就像是这样吧。

澪「……」

…呼。她放下汤匙后,呼了一口气。尽管花了不少时间,但她似乎还是没办法吃完全部的样子。

澪「……」

她『呜妞~』的看着剩下来的薄片饼干。

浩平「好了,别再勉强了。」

澪「……」

…嗯。她看起来有点遗憾的点点头。

浩平「要回去了吗?」

澪「……」

嗯。我带着看起来一脸幸福的澪,离开了那家店。

浩平「…没问题吧?澪。」

澪「……」

『…没问题~』澪点点头。不过再怎么说,毕竟没有平时那么有精神。这也是当然的,因为刚刚吃了那么多东西嘛。

浩平「一个人回家没问题吧?」

澪「……」

澪像在说『…没问题~』似的点点头。

浩平「那就再见了。」

澪「……」

嗯。跟肚子饱饱的澪在商店街分开后,我也往自己的家回去了。日头已经西下了大半。浩平(…才这种时间而已。)太阳真的比较早下山了。又一次亲身体会到这件事的同时,我也离开了商店街。

浩平「今天看起来,不跑也不要紧的样子。」

长森「……」

浩平「……怎么了?」

长森「…浩平,你现在在学谁…」

正牌的长森,看起来一脸打从心底讨厌的要命的模样。

浩平「演的像吗?」

我觉得刚刚我应该把长森演的很棒吧。

长森「完全不像!」

浩平「才没那回事,要是电视台办一个长森瑞佳模仿节目的话,我一定可以抱回大奖的。」

长森「谁也不知道你在模仿我的啦。」

浩平「唔,的确…」

长森「就是说嘛。」

浩平「所以说,长森妳必须先变成名人才行。」

长森「我要怎么变成那样啊。」

浩平「算了,开玩笑的啦…」

诗子「妳们好啊,两位。」

来到校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笑着向我们打招呼,叫住我们的声音。

长森「哎~妳好啊,诗子。」

上星期叫住我们的别校学生(她好像说她叫柚木吧),就站在校门前。诗子「我又来了哟。」

长森「话说回来,我们还没向妳自我介绍吧。」

长森「这边是折原浩平,我是长森瑞佳。」

诗子「实在太感谢您了。」

在许多学生走过的人潮中,悠闲的互相打着招呼,怎么看都觉得这样很滑稽。

浩平「对啦,妳来我们学校要做什么?」

要是放着她们不管的话,她们肯定就要开始闲话家常起来了,于是我强行转回了原来的话题。诗子「因为我在找人哟。」

浩平「找人吗?这种事情与其找我们,妳还不如去找警察吧。」

诗子「我又不是在寻找失踪的家人。」

长森「那妳要找谁呢?是这间学校的学生吗?」

诗子「嗯,要找的是我的儿时玩伴,不过在高中时分开了。」

浩平「那妳是为了要找那个儿时玩伴,特意跑来的吗?」

诗子「没错。」

诗子「不过我不知道她念哪一班的,所以只好问问可能会知道的人了。」

浩平「听好!妳这样拐弯抹角的,根本就没有意义好吗!」

诗子「拐弯抹角?」

浩平「第一,妳要怎么知道,谁是那个『可能会知道的人』呢!」

诗子「就像我说的那样啊。」

浩平「无论如何告诉我,妳是照什么标准选的!」

诗子「折原说了很奇怪的话耶。」

长森「嗯,他有时会这样。」

长森点点头,一脸我能理解的样子。我?我会很奇怪?诗子「因为我要是运气好的话,就有可能会找到我那朋友的同学了。」

浩平「才不会那么巧的啦。」

长森「可是妳不知道,我们这里每个学年各有7班,三个学年加起来,合计不就有21班了吗?」

长森「这样只有21分之一的可能哟。」

诗子「没错。」

长森又点点头了。

浩平「…那我们现在就马上来揭晓吧。」

我想赶快跟她把话说完。要是我们也不知道的话,她应该就会乖乖走了吧。

浩平「妳在找谁呢?」

诗子「那个,我在找一个叫做里村茜的。」

浩平「真可惜,我们班上没有那个学生。」

浩平「走吧,长森。」

长森「咦……喂,浩平。是『里村』耶…」

诗子「妳知道?」

长森「没、没错。我想妳说的,大概就是跟我同班的那个里村吧。」

长森…妳怎么老实回答了。

浩平「…不对,我想绝对不是那一个。」

长森「可是我们班上的里村,名字也是叫茜不是吗?」

浩平「…唔,听妳一说,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可是却又觉得好像不太对的样子。」

长森「说的也是,大概是浩平太少跟里村讲话了吧。」

诗子「那可以告诉我,茜在哪里吗?」

浩平「这可不行。」

诗子「为什么?」

浩平「妳也不想想,现在就要开始上课了耶,其他学校的学生在校舍里走来走去应该吗?」

浩平「所以放学后再来吧。」

诗子「那好吧。」

浩平「妳刚刚那些话有什么证据呢?」

诗子「没有证据。」

浩平「那妳就放弃吧。」

浩平「走吧,长森。」

长森「咦?好、好啦,抱歉了…」

我们丢下那个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女孩,逃进了学校里。今天也一样过着无聊的时间…

浩平「唔~终于结束啦。」

我把教科书和笔记本塞进课桌抽屉里,然后离开了座位。今天中午去学校餐厅好了…我边想着那件事,边走出了教室。然后又从学校餐厅回来…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那些还在教室外面闲逛的家伙一窝蜂似的涌入教室。当然我也不能例外,随着人流急急忙忙地在走廊上赶路。岬「浩平君!」

赶得正酣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叫我。

浩平「岬学姐啊…好厉害,居然把我认出来了。」

岬「听听你的脚步声就知道啦。」

不晓得学姐的话是玩笑还是当真。岬「对啦,这个东西,想让浩平君看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广告单。岬「我也是刚拿到的呢。」

浩平「什么呀?」

岬「我哪知道啊,所以拜托你读读看啦。」

倒也是呢…

浩平「…那个……」

接过广告单稍微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岬「上面写的是什么呀?」

浩平「话剧社将于今年3月举行公演。」

浩平「这是它的邀请。」

岬「在哪里啊?」

浩平「学校体育馆。」

岬「听起来好有趣哦。」

边说边把头扭到了体育馆的方向。

浩平「要是话剧社的话,澪可能也有参演呢。」

岬「澪是戏剧社的?」

浩平「嗯。」

岬「原来如此,真是巧呢。」

虽然弄不懂所谓的『巧』到底有什么玄机,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岬「一起去加油吧。」

岬「帮他们做条应援横幅。」

浩平「这只会给他们增加不必要的压力吧。」

岬「要不就蹲在角落,默默地给他们打气吧。」

浩平「有你这么加油的吗?」

岬「还真麻烦呢。

浩平「到时候只要好好的观众席上坐着就可以啦。」

岬「这样啊,听起来蛮无聊的说。」

浩平「要是放着学姐不管的话,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呢。」

岬「嘻,说着玩的呦。」

浩平「……是么?」

岬「今天就到这啦,我也该回去啰。」

前辈朝我挥了挥手,谈话就此打住。岬「拜拜,浩平君。」

岬「碰到澪的话,再好好地问问她吧。」

说完,学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深处。……回过头来想想…

浩平「学姐遇见澪的话,该怎样『好好地问问』呢…?」

但……如果是那两个人的话,应该自有她们的办法吧…下午的上课时间还真无聊啊。不过天底下没有不无聊的上课时间吧…钟声一响,第六堂课上完了。浩平(…然后嘛~)去社团赶快回去偶尔参加一下社团活动吧…拿定主意后,转身离开了教室。推开活动室的门,里面理所当然的一个人也没有。

浩平「呼啊…」

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拣了张最近的桌子往上一趴。睡意已然袭来。…就睡一会吧。…离社团活动结束的时间还早得很。何况今天确实非常脱力的样子…半睡半醒的想著那些事情的我,不知不觉进入了瞌睡的状态…………………

浩平「……呣。」

睡意很快散去。

浩平「…这是哪里?」

…回过神来,发现我正处于夜幕笼罩下的活动室。…依旧好好地趴在桌子上。我一边放松一下因为不良姿势而有点僵硬的身体,一边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捂着迷迷糊糊的脑袋,步履蹒跚地往走廊那边走去。浩平(…哇,还真是暗无天日呢。)看来的确是睡了相当长的时间,天都黑成这样了。浩平(真睡了那么久吗?)待到眼睛对黑暗稍许习惯了点,我看了看手表,也就7点而已。这个时间就黑成这样了吗?加上四周冰冷的空气,心中又多了几分寒冬降临的感觉,我踏着夜色,往出入口的方向走去。毕竟都已经这种时间了,我可不能打开走廊的灯啊。一直到离开出入口,也没碰到半个人影。

浩平「的确很迟了呢…」

眼前就是夜幕中的校门。哪怕是平时见惯的地方,一旦到了晚上,也会呈现出不同的姿态。虽然不至于害怕,但看着这被黑暗包围的教学楼,多少有点惴惴不安的感觉。

浩平「还是快走为妙…」

穿过还没关上的校门,来到了人行道上…

浩平「哇啊!」

忽然,背后似乎是被谁抓住了。

浩平「什,什么呀!?」

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来,但背后的手反而越抓越紧,一点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浩平「不好!」

使劲转动着身子,想要甩开背上的手。接着又加力往相反的方向扭了一圈。在这项无愧为绝技的妙招之下,对方大概就不能继续紧贴在我身上了吧。背上的手果然放了开来。被我挣开的那个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浩平「是谁?」

转过头来,只见…

澪「……」

(…啊呜~)…澪哭丧着脸坐在地上。

浩平「澪,澪呀!?」

澪「……」

(…呜…)听到我的声音,她爬起来点点头。

浩平「…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啊?」

澪「……」

(呜…)就这么梨花带雨地盯着我。接着,扑通一声抱了上来。

浩平「哇!」

连忙往后逃开。

浩平「到底怎么啦,说清楚就行了。」

澪呼哧呼哧地抽着鼻子。接着,拿出了她的素描簿。『那个』

浩平「嗯?」

『那个』

浩平「嗯…」

『那个』

浩平「…澪,拜托你先冷静点好吗…」

(啊呜~)泪流满面地拿着她的素描簿。

浩平「没事~,到底怎么啦,慢慢说就好了。」

我像在哄小孩一般,尽可能用温柔的语气跟她说。看样子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又拿起笔在素描簿上啪嗒啪嗒地写着什么。『有东西忘带了』(呜呜……呼…)抬起一副要快要哭出来的脸像我倾诉着…

浩平「落在教室了?」

澪「……」

(……嗯。)

浩平「很要紧么?」

澪「……」

(……嗯。)

浩平「你呀,总是那么丢三落四的呢。」

澪「……」

(垂头丧气地看着脚下。)

浩平「干吗不去把它拿回来呢?」

门一般是不上锁的吧。

澪「……」

(…摇摇。)轻轻地晃了晃脑袋。

浩平「为什么呢…?」

澪转过身来,局促不安地打开素描簿。『怕』

浩平「……」

…是这样那。想取回忘带的东西,却又不敢进入黑暗的教学楼。

浩平「就这么一直站在门外等到现在?」

澪「……」

(…呜…)

浩平「…哈,真是叫人完全没辙的家伙…看来是我碰巧经过这里,于是就被这么『叫』住了。

浩平「…到底是忘带什么了呀?」

翻开素描簿啪嗒啪嗒地写了起来。『素描簿』

浩平「素描簿忘带了么?」

(嗯…)澪无力地点点头。

浩平「嗯,的确是相当不方便呢…喂,澪,你手上拿着的不就是吗?」

你这是上年纪了吗?

澪「……」

(呣呣,摇摇头。)接着,又在刚才的话上面加了一句。『『另一本』素描簿』

浩平「另一本…?」

澪「……」

(嗯,嗯。)

浩平「另外一本的话,有那么要紧吗?」

澪「……」

(嗯!嗯!)她抬头看著我,像要用拼命的表情告诉我,它真的很重要。

浩平「…这样的话…」

一起去拿已经很晚了,回去吧看澪那个样子,也许那东西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吧…

浩平「那好吧,我就跟妳一起去拿吧。」

澪「……」

她吸了吸鼻子后,用力点头了。

浩平「…快去快回吧,时间已经很晚了…」

澪「……」

(嗯。)她很有精神的点点头后,靠近我的手边走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冷冷的矗立在黑暗中的校舍后,澪紧紧抱住了我的手臂。…所以我的外套被拉长了。

澪「……」

浩平(……)浩平(…算了,这次就原谅她吧。)这样也比较暖和…夜晚的出入口,理所当然的一片阴暗。货真价实的黑暗,只要月光照不到的空间,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在这么暗的情形下,光是要找自己的鞋柜就很麻烦了…虽说是这样,不过我知道大概的位置,所以就从出入口往那个方向走去。

澪「……」

澪紧紧抱住我的手臂,战战兢兢的注意着周围的状况。

浩平「…不要紧吧。」

澪「……」

(她『呜~』的摇摇头。)好像真的很害怕的样子。她往什么都没有的黑暗看去时,偶尔有时会像吓一跳似的,害怕的把头转回我身体这边。

浩平「要是妳怕成这样,要不要干脆闭上眼睛不要看了。」

澪「……」

(摇头摇头…她一脸可怜的摇摇头。)

浩平「…唉。」

我边叹气边到自己的鞋柜换上室内鞋。换鞋的时候,澪也一直紧紧抱着我。

浩平「…走吧。」

澪「……」

(……嗯。)

浩平「…对了,澪不换鞋吗?」

澪「……」

(……嗯。)

浩平「唔…不能说妳不想换就不换啊。」

澪「……」

(……嗯。)

浩平「…唉。」

我又叹了一口气…

浩平「不管怎么说,妳还是好好换个鞋子吧,我等妳。」

澪「……」

(呜呜…她拉着我的手,眩然欲泣的抬头看着我。)

浩平「…我知道了,就跟妳一起过去吧。」

澪「……」

(嗯、嗯…)结果在澪换鞋的时候,我的手臂也一直被抓着不放。浩平(…怎么办,光是换个室内鞋,就花这么多时间了…)想到这里,感觉心情变得沮丧了起来…

浩平「…这回真的要走了喔,澪。」

澪「……」

(……嗯…)从黑暗中确认澪点头了以后,我往走廊走去。因为有些微光从窗外照进来的关系,所以这里多少比出入口亮了一些些。

澪「……」

(…呜呜…)但是不管如何,澪还是很怕的样子。连自己回响在走廊上的脚步声,她都很敏感的对它有反应,更用力的抓住我的手。浩平(…手酸起来了。)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咯登咯登的走在走廊上。

浩平「…对了,澪。妳的教室在哪里呢?」

不知道地点,我也没办法行动啊。澪伸手慢慢指向前面的走廊。

浩平「…往这边是吗?」

澪「……」

(…嗯,她点点头,似乎不怎么确定的样子。)虽然心里实在很不安,不过我现在也只有相信澪说的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慢慢的通过原本应该已经很熟悉的走廊。…澪突然停下了脚步。

浩平「…怎么了?」

澪「……」

澪指着旁边的楼梯。

浩平「沿这个楼梯上去吗?」

澪「……」

(…嗯。)

浩平「我知道了。」

我照着澪告诉我的,往楼梯走去。

浩平「……」

澪「……」

漆黑的楼梯,咯登咯登的响起了往上走的脚步声。澪不安的东张西望着,不时还回头向后看。浩平(…这样可真难走啊。)被澪靠的紧紧的这个姿势,要上楼梯得多花些力气才行。

浩平「…澪,拜托妳稍微保持一点距离好吗?」

澪「……」

(摇头摇头摇头…她一脸很害怕的拼命摇着头。)

浩平「…唉…我知道啦…」

在黑暗中,我边叹气边上楼梯。

浩平「是这一楼吗?」

澪「……」

(…嗯。)好不容易总算到了澪她教室在的那一楼。

浩平「…来,稍微再努力一下吧。」

澪「……」

(她抽噎了一声后,泪汪汪的点点头。)

浩平「…好啦好啦。」

感觉真像个差我很多岁的小妹妹一样…

澪「……」

澪停下脚步,拉拉我的手。

浩平「怎么了?」

澪在素描本上写起字来。然后拿给我看。『 』…可是这里太暗了,根本没办法看。

浩平「往这边过来一点。」

我带着澪靠近窗边。要是在这里的话,多少有些从外头射进来的光,应该就可以看了。『唱歌』她是这么写的。

浩平「…谁要唱?」

澪「……」

(澪指着我。)

浩平「…也许这样一来,就热闹多了没错…」

澪「……」

(嗯。)

浩平「…可是…如果有老师也留在学校里的话,我们搞不好会被发现耶,妳说呢?」

澪「……」

(她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浩平「总而言之,澪的教室已经马上就要到了,不是吗?」

澪「……」

(『…大概吧…』感觉她好像是要说这个似的,一脸很没自信的点着头。)

浩平「要是这样的话,赶快把忘在里头的东西拿一拿,不就可以回去了吗?」

澪「……」

(…嗯。)

浩平「好~」

我带着澪,再次走了起来。…空。我的脚碰到了某种东西。是放在走廊上的匡啷~!!灭火器倒下来,发出了非常惊人的声音。

澪「……!!!!!」

澪「……!!!!!!!」

惨了…当我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了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让澪顿时慌了。『啊呜啊呜啊呜…』她拼命拉着我的袖子。另一手指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眼中浮出。

浩平「冷静点!我只是…」

澪「……!!!!!」

可是我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到她耳里。她边流眼泪边摇着头。

浩平「冷静下来啊,澪…」

澪「……!!!」

(摇头摇头摇头…她胡乱的摇着头。)接着像是要用我的外套来擦眼泪一般,紧紧抱住了我。

浩平「澪,不要紧了。」

我在她耳边柔声说道,想让澪放心下来。

澪「……」

(啊呜…)然后我抱着澪的身体,试着安抚她。

澪「……」

(呜呜…)

浩平「没关系的,刚刚只是我踢倒了灭火器而已。」

澪「……」

(……)她总算听进了我说的,慢慢冷静下来了。

浩平「…放轻松点了吗?」

澪「……」

(……嗯。)

浩平「…对不起,害妳被吓到了。」

澪「……」

(……摇头摇头。)

浩平「…是吗。」

看来这次的危机总算解决了。

浩平「对了,澪认的出妳自己的教室吗?」

听到我的问题,她慢慢抬起头来,环顾起走廊来。

澪「……」

(然后她伸手指了指前面不远的那间教室。)

浩平「好,那就走吧。」

澪「……」

(嗯。)经历了一翻波折,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目的地。

浩平「…这里就是澪的教室?」

澪「……」

(嗯。)

浩平「好,那妳就赶快把忘了拿的东西拿一拿吧。」

嗯,她点点头,往窗边的座位走去。接着把手伸进桌子里头。

澪「……」

(…嗯~~澪在里头东翻西找的。)不久后,澪露出了笑容。并从桌子里拿出了一本素描本。然后啪嗒啪嗒的跑到我跟前。

澪「……」

而且还一脸高兴的,把它拿给我看。那本素描本已经好旧了。斑驳不清的封面,还有到处都看的到用透明胶带修补过的痕迹。很明显的,这玩意应该已经用了好几年了。

浩平「…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嗯,她点点头,将那本素描本交给我。第一眼看到它,我感觉似乎想起了什么。怀念…的感觉吧。那种感觉让我有些困惑。浩平(…怀念吗?是怎么了…?)可是现在,当我拿起它时,我顿时明白了。浩平(…我。)我认得这本素描本。我慢慢的打开来。第一页上,有个用蓝色蜡笔写的字。『澪』既幼稚又拙劣不堪的字,一个字就占了一页,而且有些地方还写到外面去了。浩平(…下一页是ByeBye~)翻页。『ByeBye~』足足用了两页的空间,去写那几个字。

浩平「……」

接下来的页面上,字都写的满满的。

浩平「……」

我啪的一声合上素描本,再次看着澪。

澪「……」

(……耶?)浩平(…没错,就是那么念的。)

浩平「…嗨~澪。」

澪「……?」

听到我的话,澪抬起头来。

浩平「还记得第一次跟我见面的时候吗?」

澪「……」

听到那句话,她立刻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大概是想起把拉面打翻在我身上的事情吧。

浩平「是吗…」

澪「……?」

浩平「不,也没什么啦。」

我把素描本还给澪。澪一脸高兴的收了起来。

浩平「好,也该回去了,没错吧?」

澪「……」

(嗯。)她很珍惜似的把素描本抱在胸口,很有精神的点点头。

浩平「…好。」

我也向她点点头后,离开了教室。理所当然的,走廊跟刚才一样,一片漆黑。

澪「……」

澪愣住了似的,盯着那片黑暗看。…然后。

澪「……」

(…呜耶…)想起刚刚在走廊上遇到的事情,澪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接着她两手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抓住了教室的门框。

浩平「…不要回去吗?」

澪「……」

(她看着走廊的黑暗直发抖,根本就不想动的样子。)

澪「……」

(摇头摇头…)她抬头看着我,满脸都是害怕的意思。

浩平「…可是留在这种不动,也不是办法啊…」

澪「……」

(啊呜~)

浩平「我知道很恐怖,但是…」

澪「……」

澪把头转向了教室。

浩平「…教室…回那里去吗。」

澪「……」

(啊呜…)…总之因为很怕,所以想回教室去。

澪「……」

接着她拉着我的手,进了教室。

浩平「跟我说……接下来妳要怎么做。」

澪「……」

尽管我这么催她,但她还是没有想动的打算。而且还拿出了素描本。『好恐怖』

浩平「所以说,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没错吧?」

澪「……」

(呜……她沉思了起来。)然后在附近的桌子那里,找张椅子坐下。

浩平「难不成妳真的打算在这边待到早上吗…」

澪「……」

(……嗯。)

浩平「一个人吗?」

澪「……」

(摇头摇头摇头……她拼命摇头好多次。)

浩平「难道我也…?」

澪「……」

(嗯、嗯。)浩平(……唉…)我又叹气了。可是也不能自己离开,丢着澪不管啊…

浩平「了解,那我也留下来吧。」

澪「……」

(嗯…!)她的眼睛泛起了一层水气,笑着点点头。我坐到澪附近的座位上。

浩平「那么到天亮以前,我们该做什么好呢?」

澪「……」

(唔~她想了想之后,在素描本上写道。)『说话』

浩平「好吧…听说戏剧社大概3月的时候,要在体育馆举行公演对吧?」

澪「……」

(嗯。)

浩平「那澪也会参加演出吗?」

澪「……」

(嗯~她点点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浩平「不过,没问题吧?妳以前有上过舞台的经验吗?」

澪「……」

(…嗯。)她很不安的点点头。

浩平「不过,要是从现在开始拼命练习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澪「……」

(嗯。)

浩平「好好加油吧,我保证会去看的。」

澪「……」

(嗯!)她露出跟平时一样,很有活力的笑容。要是时间地点不是在半夜里的学校的话,现在这种感觉,就跟平时我们在闲聊的时候没两样了。

浩平「话说回来,澪…」

澪「……」

浩平「澪?」

澪「……」

寂静的教室。听的到微微的『呼~~、呼~~』声,那是睡着了的呼吸声。仔细一看,不知何时澪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浩平「…睡着了吗?」

澪「……」

(呼~~、呼~~)浩平(…她大概很累了。)睡着了的澪,发出了安祥的呼吸声。浩平(…没办法…我也在这里睡吧…)虽然时间还早,不过因为被澪托着跑的关系,我也累了。浩平(…晚安了,澪。)我看着澪的睡脸,慢慢的睡着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叽~~~~~……叽~~~宁静的公园里,只听的到铁链吱吱嘎嘎作响的声音。微微摇晃着的秋千。以及一个女孩,面无表情的伫立在那儿。很久以前就忘掉的那一幕情景。以往的回忆。最后说出的那句话。…那就约好了哟。而我就在那里醒来了。  ………………呣。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我眯着眼睛支起身子。也许是睡姿不够健康吧,身体正腰酸背痛地在那里抗议。多亏睡得够早,充足的睡眠时间已经完全驱走了睡意。

浩平「……呼啊。」

打着哈欠,看了看教室里的挂钟。正好8点。看来醒的正是时候。这个时间的话,来上学的那些家伙还没到。要是被那个家伙撞见我和澪睡在一起的话,那可有理也说不清了。…但是。

澪「……」

(…呼,呼…)不知为何竟能睡得如此安稳。看着还在平和的鼾声中酣睡的澪,我也只能在一旁苦笑。安心的表情,平稳的呼吸,偶尔微微颤动着的身体。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浩平(…亏她还在漆黑的教室里与某位男性共度一晚来着。)就像一只沐浴在阳光中贪睡的小猫,幸福地眯着双眼。

浩平「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啊…」

看着那系着可爱丝带的脑袋,忍不住把手放上去摸了摸。嘛,权当我是哥哥,她是妹妹好了。

澪「……」

(呼~~~…)轻抚着澪柔软的头发,浸润在朝阳的光线里,身心都感到无比的温暖。幼小的身躯,明明如此地努力着…虽说有些徒劳…但却只会这么做下去的没用妹妹…『有好多,好多事想对你说呦。』脑海里浮现出了澪那害羞的模样。她是如此努力着,要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周围的人们…正因为如此,才会选择加入话剧社的吧。

浩平「……」

那样的话,我也该…我也该做我该做的事…

澪「……」

(咪…?)澪微微地睁开了双眼。

浩平「醒了么…」

澪「……」

(…哈呜~)擦擦眼睛,慢慢的支起身子。接着,睡眼惺忪地朝周围环视了一圈,看到我还在那里,立即绽放出甜甜的笑容。

浩平「早上好啊,澪。」

澪「……」

(哈呜~)嘴巴动了动。『早上好!』似乎在这么说。

浩平「好吧,我也该回自己的教室了。」

澪「……」

(…唔…)说完我便离开了教室。出门回头看了一眼,澪依旧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现在,我力所能及的…

澪「……」

(呼啊~)从旁守护这个麻烦妹妹直到最后,这样似乎也不错吧…直到…最后一瞬…回到自己的教室时,真的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已经来学校的同学就那几个而已,而我也没找到长森。简单的互道早安后,我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我注视着窗外正在上学途中的学生们,不久后长森进了教室。

长森「浩平,今天你一个人好好爬起来了耶。」

一走到我身旁,她就用很吃惊的语气说了。

浩平「当然,只要我认真起来的话,想要早起根本就没问题。」

长森「而且你还好好的把棉被给拿去晾了耶。」

浩平「耶?哎、哎啊…那当然。」

与其说是拿去晾了,还不如说从前一天就丢在那里吧。

长森「以后要是可以每天都这样就好了。」

浩平「喔~那就看我的吧。」

我像平时一样,随随便便的就答应了。级任老师「嗯~快点回位子上坐好。」

级任老师正好在这时进来了,而班会也开始了。……上课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

浩平「……」

……被发回来的考卷,我也一样心不在焉的看着它。……到了中午,去餐厅填饱肚子。……接着是下午的课。我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考试上了。……互相对过答案后,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教室里,响起了这堂课上完的钟声。第五堂课一上完,今天的课也到此为止了。

长森「浩平,你今天接下来打算要做什么呢?」

浩平「去社团。」

今天从一开始就有那个打算了。

长森「真稀奇,浩平也要去社团啊。」

浩平「我以后打算天天都去。」

背起书包后,我站起身来。接着离开了教室。出了走廊后,我往目的地去了。轻音乐社戏剧社我往戏剧社的社团教室走去。想把剩下来的时间用在澪身上…感觉这样似乎也不错。……我边看教室的牌子,边走在文化系社团的那栋校舍里。『戏剧社』不久后,我找到写着那几个字的牌子了。我慢慢的敲了敲那扇门。

声音「来了~」

随着一声慢吞吞的声音,从里头出现了一个学生。岬「…那个,有什么事吗?」

是岬学姐啊…

浩平「…学姐是戏剧社的喔。」

澪参加戏剧社就已经让我很意外了,不要跟我说学姐也是戏剧社啊…岬「不对哟。」

她立刻就否认了。岬「你好,浩平君。」

接着她重新跟我打起招呼来。岬「我是回家社的哟。」

浩平「那为什么妳会在这里呢?」

岬「这件事说来话长…」

浩平「说吧。」

岬「为了要还债,于是我在这边工作。」

浩平「是、是这样吗?」

岬「…嗯。这里的社长说,要是还不了钱的话,就用我的身体来付…」

浩平「这、这也太过分了吧…」

岬「嗯…真是个大坏蛋哟…」

呜呜…她看起来很悲哀似的低下了头。

声音「谁是大坏蛋啊!」

里头响起了某人的声音。深山「岬!不要随便说别人的坏话啦…」

岬「开、开玩笑的啦。」

学姐慌慌张张的辩解着。深山「不是已经说好了,岬妳要是还不出午餐钱的话,就来社团帮忙吗。」

岬「我现在很穷哟~」

深山「没必要吹嘘那种多余的事情吧。」

岬「…我知道啦。」

浩平「深山妳是戏剧社的吗?」

深山「耶…?你、你不就是…」

看来她好像想起我的事了。深山「你不就是岬的那个共犯吗?」

岬「小雪也在说我的坏话~」

深山「…所以说,有什么事吗?」

她往我这边问道。岬「…好寂寞。」

遭到无视的学姐,一脸悲哀的低下了头。

浩平「我想找戏剧社的社长。」

深山「就是我。」

浩平「哎啊…可是妳已经3年级了耶,不用引退吗?」

一般来说,3年级的学生到秋天就会引退,把社长一职让给2年级的。深山「我们的社团,在每年春天都会有公演,所以3年级的社长会一直当到那个时候。」

原来如此,那么3月的公演,应该也是3年级引退的时候了…深山「那有什么事呢?」

浩平「我想加入社团。」

深山「你…?」

浩平「没错。」

深山「…我知道了,到里头来,我跟你说清楚吧。」

在社长的招呼,我第一次踏进了戏剧社的社团教室里。岬「……」

岬「………」

岬「…大家都好过分哟。」

浩平「…就像我刚刚说的,我打算从现在开始加入社团。」

深山「欢迎加入,我们现在人手很不足呢。」

深山「不过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才加入的说。」

岬「是不是在意起小澪的事情了。」

不知何时,岬学姐也回来了。深山「小澪…上月吗?」

岬「嗯。」

浩平「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啦。」

我只是想,如果要看着她的努力的话,还是在她身边会比较好。深山「…那么,明天…放假,所以从后天开始,就请多指教了。」

浩平「好。」

岬「请多指教。」

深山「…这跟岬没有关系。」

岬「…唔唔~」

…然后我离开了从今以后,会继续来这边报到的社团教室。夕阳中,我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比如说,有想哭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对着什么而哭。不知道该想着什么而哭。幸福是没办法凭空出现的。这是我的感觉。投身于海中,让身体浮沉着,我不知道该哭喊些什么。连做那种事的力气都没有。这算是幸福吗…?空虚的感觉,彷佛在胸口开了个洞。我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这样才是真正的完整吗?生活在不会失去任何事物的世界的我,为何心中却充满了恐惧呢。待在不用做任何选择的死巷子里。那意味着…结束。可能在心底的某处,可能在不经意间,我已醒悟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空虚。这么的空虚…喀啦~!随着窗帘跟平时一样被拉开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

长森「喂~起床了哟!」

浩平「……妳这个笨蛋,今天开始放寒假了啦…」

长森「笨的是浩平啦!寒假是明天才开始放!」

浩平「…什么…所以今天也要上一整天的课了…」

长森「才没那么多啦!今天只有结业式而已哟!」

浩平「…什么…?这样吗?也对…」

我坐起身来,顺手抓了抓我的肚子。

浩平「这样的话,不出席应该也无所谓吧。」

长森「怎么说的像个大学生似的…大家都要出席啦!」

浩平「这么说来,妳…」

长森「我怎么了?」

浩平「妳以前好像有个绰号,叫做『哟哟星人』的样子说。」

长森「只有浩平你这样叫而已哟!」

浩平「听到没,妳在语尾一定都会加个『哟』。既然想起来了,那我暂时就这样称呼妳吧。」

长森「唉…别再说那种蠢话哦,快点准备吧。」

浩平「哟哟星人,帮我把书包跟制服拿来。」

长森「这里没有那种生物。」

浩平「笨蛋,别在那边闹别扭啦。」

没办法,我只好钻出被窝,自己从椅子上拿起书包和制服了。

长森「这么说来,浩平就应该要叫『笨蛋笨蛋星人』了喔。因为你对我说话的时候,总是『笨蛋笨蛋』的乱喊。」

浩平「笨蛋,这样一来我不就像个笨蛋一样了吗?这是因为妳是个笨蛋,所以我才会笨蛋笨蛋叫的好吗!?」

长森「听到没,还连发耶。」

浩平「美男子、唔~美男子、美男子、美男子、嗨~美男子、完全就是美男子~」

浩平「这样我话,我就是『美男子星人』了~」

长森「就算你真的是美男子星出生的,浩平你自己也不是美男子哟。」

浩平「笨蛋,每个从美男子星出生的,当然都会是美男子啦~」

长森「才没那回事。就算是住在长寿村的人,也不见得个个都长寿啊。」

浩平「这次妳变身成『啊啊星人』啦~」

长森「我没有那么常用『啊』这个字啊,浩平只是偶然听到而已哟。」

浩平「现在不就变成两个一起用了吗?所以两个加起来,就命名为『哟哟啊啊星人』吧~」

长森「笨蛋笨蛋星人说的事情,谁都不听的!」

浩平「啰唆,哟哟啊啊星人!给我住口啦,笨蛋!」

长森「唔~」

浩平「吼~!」

长森「唔唔~~」

长森「…哇,时间!!」

浩平「喔!现在不是互相示威的时候了!」

长森「快点!不赶快的话会迟到哟!」

结果到头来,今天我们还是跟平时一样,渡过了一个慌慌张张的早上。走过平时上学的路,我们就跟平时一样的往学校跑去。

长森「一开始时间那么充裕的,为什么到最后我们还是要跑啊?」

浩平「当然,因为快迟到了啊。」

长森「…今天浩平也有早起的…」

浩平「真是不可思议。」

长森「浩平为什么不赶快从家里出来呢。」

长森「还说你很快就出来了,要我在外面等一下…」

浩平「因为我突然很在意今天的天气预报,所以就在家里等它开始播。」

长森「就算不看天气预报,今天也绝对是个好天气的。」

我边跑边仰望着天空。确实就如长森所说的,天空一片晴空万里,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会下雨的样子。

长森「那天气预报是怎么说的呢?」

浩平「这个嘛…大概是时间不对吧,我怎么切都找不到在播天气预报的频道。」

长森「…那电话呢?」

浩平「哇啊,我应该用电话才对的。」

长森「…唉…我们还是赶快跑吧…」

她叹了一口气。

长森「结果到最后,我们的明年希望还是那个吧。」

浩平「八成是…」

长森「希望明年可以用走的上学。」

浩平「我会努力试试的。」

我们混进同样处在迟到边缘的学生们当中,穿过了校门口。慌慌张张的换了鞋之后,我们连忙往教室冲去。

浩平「还好还好,总算赶上了。」

长森「现在还不是松一口气的时候,我们还得马上赶去体育馆才行。」

浩平「呜…妳说的对…」

现在没时间慢慢走了,于是我们紧接着往举行结业式的体育馆赶过去。通往体育馆的走廊上,可说是人满为患。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全校的学生都要去那里嘛。

长森「所以我们应该早点来才对的…」

我想我们还得在这里等上一阵子吧。不同学年不同班级的学生全部聚集在这里。

浩平「…还是等人少点了再说吧。」

站在在离入口稍远的地方等着。忽然左臂被什么人拉了一下。

澪「……」

澪正热情洋溢地抓着我的胳膊。接着拿出了她的素描簿。『一起啰』开心地写道。

浩平「哦,从社长那里听说的么?」

澪「……」

(嗯!)似乎对我加入话剧社很是开心。

浩平「这么说来,澪比我先入部的,似乎要叫『澪前辈』比较妥当。」

澪「……」

(摇摇)呼噜呼噜地晃着脑袋。

浩平「澪前辈今天很精神嘛。」

澪「……」

(…唔~)

浩平「澪前辈,现在体育馆门口貌似没那么挤了啊。」

澪「……」

(不要不要。)

浩平「澪前辈,我们一起进去好吗?」

澪「……」

(…讨厌啦。)似乎是很不喜欢澪前辈的称呼。『讨厌死了』

浩平「好吧好吧,那就换成平常的称呼好了。」

澪「……」

(嗯!)

浩平「那么澪,我们也该进去啰。」

澪「……」

(嗯!)和干劲十足的澪一起进了体育馆。校长训完话,接着是学年主任训话,再下去又是学年主任训话…一个接一个站上讲坛来,弄得大家在下面纷纷叹气,真是无聊到家的结业式。反正这也是年底最后的忍耐啦…这样想的话,倒也没什么大不了。估计没有哪个家伙会去认真听上面的高谈阔论吧,大家的心思早就飞到明天的假期上了。无聊的时间总算熬到头了,接着还得返回教室。等到班主任离开教室,放学时间便早早地降临了。与此同时,班里便到处展开了有关下午行程的讨论。

住井「嘿,折原,今天有什么打算来着?」

浩平「我吗?我的话…」

打算出去玩打算参加社团活动

浩平「…得去参加社团活动。」

住井「…折原。」

浩平「干嘛?」

住井「老实地告诉我,你到底吃了什么药了。」

浩平「没啦,我正常得很啊。」

住井「…真的么…?」

浩平「啊,差不多该去了呢。」

看了看手表,我中断了对话。

浩平「再见啰。」

丢下一脸复杂的住井,我来到了走廊上。虽说是社团活动,然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闲聊和自我介绍中度过了。也许今天的活动是深山同学特别为我安排的吧…与刚刚亲密起来的社员一一打过招呼后,我离开了夕照掩映下的出入口。眺望着晚霞浸染的天空,踏上了回家的路。结业式,接着又参加了圣诞前夕的社团活动。

浩平「……」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但却有种不可思议的充实感。就像是心中的空洞被填满了一般。

浩平「…这样倒也不错呢。」

背着夕阳的余晖,慢慢的往家里走去。躺在床上构想着今后的计划。睡意很快袭来,我顺从地闭上了双眼…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尖锐的闹铃声。

浩平「…喔,再让我睡个10分钟行不~」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浩平「那就3分钟…」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浩平「切,真是不懂通融的家伙…」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铃…铃…伸手出去按掉闹钟。让迷迷糊糊的意识来了个全体总动员,我支起身子。

浩平「……呼啊。」

昏昏欲睡…尽管放到平时,哪怕再怎么不情不愿,长森也会拽我起床,但寒假期间自然另当别论。勉强拖着瞌睡未醒的身子,下了床。看了看那终于闭嘴的闹钟,时针正指着7点半。就算是平常上学也从没起得那么早过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拉开了窗帘。炫目的阳光扑面而来,不禁眯起双眼。隆冬之际的寒风流了进来,吹散了房中浑浊的空气。天气不错呢。是个清爽的早晨。今天记得是话剧社今年第一次活动。浩平(…其实他们不一定非得等到寒假开始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凭自身意志决定的事。而且,我一点也不为这样的选择感到后悔。我穿好衣服,走出家门。当我来到社团活动室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半的社员(其实还不到10人)到场了。因为彼此早已熟悉的缘故,于是互相之间随意地打了招呼。其中带头的深山,正简洁利落的指挥著。浩平(…氛围不错嘛。)一切都充满活力。全体社员竭尽全力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浩平(…也许是因为以前那个社团糟糕过头了呢。)或者是前后落差太大的缘故,才有了这样的感觉吧。深山「早上好,折原君。」

深山同学见到我来,先问了好。

浩平「早上好,那个…」

问问澪的情况问问今天的活动内容

浩平「…澪呢?」

深山「应该在帮忙做布景道具吧。」

朝社长指的方向看去。一棵纸做的树边上,澪正在那里涂着颜料。

澪「……」

(涂涂。)在要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树的周围,匆匆忙忙地边绕圈边干着。…似乎超危险的样子。深山「对了,折原君,我有事要跟你说。」

浩平「…啥?」

深山「看看吧。」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一本小册子。

浩平「…是什么呀?」

深山「下一幕剧的台本。」

深山「其实就是装订起来的复印稿。」

没有封面,只是把复印纸订在一起,真是简洁到家的台本。我随意地翻了翻。

浩平「不过我是幕后人员耶,拿剧本给我是…」

深山「我有个请求。」

浩平「…哈?」

我给了个暧昧的回答。深山「我是希望你用这个帮助上月同学排练。」

浩平「排练?」

深山「嗯,如你所见,目前人手不足,实在没有条件展开练习。」

的确,本身就这么点人,还得花上大部分时间准备道具布景。深山「所以呢,我准备让上月同学先开始排练。」

深山「那孩子是第一次上台,我想她绝对会紧张的说。」

也是呢…澪慌成一团的景象浮现在我脑海里。深山「所以我想让她第一个开始练习,先习惯一下。」

浩平「你是要我当她的指导吗?」

深山「说是指导什么的就有些夸张了吧。」

深山「这事能拜托你么?」

浩平「…好吧,要是我能胜任的话。深山「那就这么定啰。」

留下这句话,社长就回去忙她自己的事了。接下来…要排练的话,活动室就显得狭小了点。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浩平「喂~,澪。」

朝澪那边喊道。

澪「……」

(…哈呜~)却发现她正压在倒掉的树下面,不停挣扎着。

浩平「从现在开始,是要展开对你的特训。」

澪「……」

(好呀!)她用比平时稍微认真一点的表情点点头。我将台本粗粗通读了一遍。没什么需要澪记住的台词。一个无法说话的少女。这就是澪所要扮演的角色。看来是深山专门为澪准备的呢。不用台词,只靠表情和动作把取得与观众的共鸣,也算是个很难演的角色吧。

浩平「到哪排练好呢?」

去体育馆去中庭去食堂

浩平「就去中庭吧。」

那地方应该足够宽敞吧。

澪「……」

澪却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冷』

浩平「不会啦。」

澪「……」

浩平「不要紧的,今天是个好天呢。」

澪「……」

(…嗯。)

浩平「…冻死啦。」

看来是猜错了,中庭的确冷得要死。

澪「……」

浩平「但这样也有利于集中精神是吧。」

澪「……」

(…摇摇。)

浩平「这样一动不动地反而更冷,还是开始排练吧。」

澪「……」

(…嗯。)

浩平「…好啦,现在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都不要紧,要不我们照着台本试一次怎样?」

澪「……」

浩平「怎么啦,澪?」

『冷』

浩平「我也很冷啦,忍忍吧。」

试着开导她。

澪「……」

(…嗯。)

浩平「好吧,那就从头开始喽。」

就这样,我们两个开始了排练。我在中庭里找了块石头坐下,看着澪的表演。澪一脸紧张,步法也笨拙起来。把草坪当作舞台的她,正在演登场的那一幕。

澪「……」

才进行了一半,忽然又定住了。

澪「……」

接着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浩平「怎么了呢?」

『冷』

浩平「又来了…」

澪「……」

浩平「难道你很怕冷吗?」

澪「……」

(…哈呜~)

浩平「…哈,那就换个地方吧。」

澪「……」

(嗯。)

浩平「就去楼顶好了。」

澪「……」

(…摇摇。)

浩平「开玩笑的啦,还是去室内练吧。」

『好耶』澪点点头,就这样,我们返回了教学楼。寒风依旧呼啸在中庭之上。…这风,竟也带着些许暖意呢。…难道是因为旁边这个家伙?看着身旁的澪对着冻得通红的小手不停地呵着气,不禁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寒假的食堂,理所当然一个人也没有。在看惯了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大场面后,无人的食堂反而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浩平「不怎么冷呢,在这里排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澪「……」

(嗯。)微笑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神色。

浩平「这里虽说是够宽敞了…」

在这之前,还有件事得办妥…

浩平「首先得把这些碍事的东西撵走。」

浩平「应该不用多久就能搞定吧。」

为了确保食堂中间的地带足够宽敞,必须把桌子椅子搬到一边。因为学校食堂实在是宽得不像话,所以只要稍微挪点位置,就可以确保足够的空间了吧。

澪「……」

窣窣,澪拉了拉我的衣服。

浩平「怎么啦,澪?」

澪「……」

拉了拉我抬在手里的桌子。

浩平「是来帮忙的吗?」

澪「……」

(嗯,嗯。)

浩平「那么就帮我解决掉这些椅子吧。」

澪「……」

(嗯。)点点头,啪嗒啪嗒地一路小跑过去。接着,拖过最近的一把椅子,用小小的身躯抱了起来。

澪「……」

嗨呦嗨呦,澪搬着椅子。

浩平「没问题吧?」

澪「……」

(嗯,嗯。)点点头,似乎在说:没事啦。随著头上大大的缎带蝴蝶结晃啊晃的,她谨慎的一张一张搬著那些椅子。看着这幅光景,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

浩平「……」

头脑里忽然灵光一现,于是我试着靠进澪。接着,冷不防一把扯住她那摇得正欢的头带。

澪「……!」

澪顿时满脸恐怖,慌慌张张地放下椅子。然后啪嗒一声坐倒在地,双手抱头拼命地护着头带。

澪「……」

…唔~她把开始松开的缎带蝴蝶结重新绑好后,抬头泪眼汪汪的看著我。

浩平「抱,抱歉…」

实在没料到澪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浩平「一条头带而已嘛,别发火啦…」

澪「……」

(……呜。)然而她满脸怒气地慢慢站了起来。接着,拿起素描本对着我一顿暴打。

浩平「痛,痛死我啦,澪…」

(…砰砰)

浩平「住手哇…」

(…砰砰)事实上一点也不觉得痛。(…砰砰)然而,只为一个头带的缘故,至于让澪那么火冒三丈吗?试着伸出手去再拉一下。

澪「……!」

效果的确立竿见影。

澪「……」

(啊呜~)澪一脸恨意地转到一边。使劲地捂着她的头带。

浩平「没,真的没什么恶意啊。」

澪「……」

浩平「我只是想研究一下澪不系头带会变成什么样子。」

澪「……」

依然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澪不停地摇晃着脑袋。

浩平「只要拿下来让我看一下就可以啦。」

澪「……」

啪嗒啪嗒地在素描簿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对着我举了起来。『不』就这么一个字。

浩平「…哈,明白了,我再也不去动它了行不?」

澪「……」

(……)惊魂未定,依旧和我保持着距离。

浩平「真的不会动啦。」

澪「……」

(…嗯…)偷偷观察着我的举动,慢慢地靠过来。真是小狗一样的孩子呢…

浩平「不知道你会这么反感…」

『下不为例』

浩平「知道啦。」

澪「……」

(…嗯。)

浩平「那么,我们继续吧。」

澪「……」

(嗯。)忙了几分钟,需要的空间就得以完全确保。顺便也让身体暖和了起来。

浩平「要休息不?」

听了我的提议,她在素描簿上唰唰地写了一句话。『加油干』

浩平「那就不休息啰?」

澪「……」

(嗯嗯。)

浩平「好,就从第一幕开始吧。」

澪「……」

(嗯!)发自内心地微笑着,使劲点了点头。于是,我对澪的特训,就这么一直持续到很晚很晚。从现在开始,是属于我的崭新生活。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日子。陪在充满活力的澪身边,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回家的路…(嗯?)感觉好像在看回家的路。(是吗?)那天我到了很远的地方…(嗯。)天快黑了,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天空已经变得跟平常不一样了。那片天空延伸向不同方向的人生。那一天,因为跑太远了,回不到想要回去的地方。我越过了海洋,在陌生的小镇里生活。然后将来有天长大时,我会回想起…儿时的回忆,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小镇…那是非常悲哀的事情。因为温暖总是在那里啊…(………)(这是说现在的你吗?)听起来像是这种感觉吗?(嗯…)我一直努力到最后。(………)那时候我很努力,希望自己可以继续待在那个地方。这并不是说,我否定现在的世界。而是我想唯有肯定那个世界,我才能留在那个地方。结果还是不行。(我不希望你跟我说这些…)只是…如果那时我更努力的话,真的就能把自己跟那个地方绑在一起吗?我只是想知道这一点…(为什么?)并不是说有那个可能性,我就不想来到这里。只是…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我会很不甘心的。因为这代表我与别人之间的关系,就只有那种程度而已。妳觉得如何?(我想,这样太勉强了。)(因为这个世界,是在你的心中展开的。)果然是这样…(嗯…)可是…就算知道太勉强,但也许还是有办法让这个世界结束的。(………)不,说不定就能办到了。(这个世界不会结束的。)(因为…它已经结束了…)早上了。(…啪嗒啪嗒啪嗒)走廊上传来谁的脚步声。(…咔嗒!)

长森「…浩平,早上啦…诶?」

浩平「那是当然啰。」

长森急急忙忙开门进来,却发现我已经坐在床上迎接了。并且早就整装待发。门外的长森,满脸惊诧的神情。

长森「这吹的是哪阵风啊,最近居然都有准时起来的说。」

浩平「是啊,习惯成自然了吧。」

现在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会在八点准时醒来。

浩平「准备就绪,开路吧。」

从床上站起身,和长森一起出了家门。

长森「今天也有社团活动吗?」

浩平「嗯。」

托那位铁面社长的福,每天放学后社团都要活动到很晚。不过说起来,都没有能抱怨这事的部员。新年已成追忆,新的学期也开始两个月了。离正式公演只剩一个月的时间。

长森「听说你加入话剧社,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呢。」

浩平「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来着。」

换到两个月前,这种事情连想都没想过。

浩平「但,舞台其实真的很不错呢。」

长森「嗯,大家一齐朝着共同的目标奋斗,是蛮开心的说。」

浩平「那么,长森也加入吧。」

长森「诶,我不行的啦。」

慌忙摇摇手。

长森「我一上台绝对会紧张到昏倒的。」

浩平「嗯,的确不像你能做的事呢。」

长森「但是到时候一定会去捧场的哦。」

浩平「很好,那时候就让你瞧瞧我身为指导的真正实力吧。」

长森「指导?」

浩平「我的首席弟子将会参加演出。」

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

长森「知道啦,我会叫上大家一起来的。」

胡子脸班主任训话完毕刚出教室,第一节课的任课老师就进来了。然后今天的课又开始了。……………第四节课下课的铃声响起。因为星期六的关系,今天的课就到这儿了。我一如往常地起身朝活动室走去。公演的期限越来越进了。…我的时间也应该所剩无几了吧。来到活动室,那边的排练已经开始了。所有的布景道具都已完工,澪以外的社员都照着台本开始了练习。在那之中,也有澪那张始终如一的笑脸。相比最初笨拙的演技,虽然每次就那么一点点,但也在确确实实地进步。

澪「……」

澪也看到了我,于是兴高采烈地跑过来。

澪「……」

噗地一声抱住了我。

浩平「…咕哇!」

对这种热烈的欢迎完全没有准备,所以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整个人就这么朝后倒去。

浩平「哇!」

赶忙用胳膊肘撑住背后的墙壁。幸好身后就是墙,免去了四脚朝天的惨状…

浩平「澪!」

澪「……」

她赶后退几步然后一脸抱歉地看着我。

浩平「……哈…算了。」

看到她反省的表情,实在不好发火…然而…澪那副耷拉着脑袋『哈呜』的样子。还真是个小狗一样的家伙呢。…不禁要由衷地这样认为。深山「喂,那边的两个。」

是社长在叫我们。深山「今天果然干劲十足啊。」

浩平「这可怪不得我呀。」

澪「……」

(…笑笑)也不知在高兴个什么,澪又兴奋地抓起了我的袖子。因为怕衣服走形,所以也跟她说过不止一次了,可这个怪癖却一直没医好。深山「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能不能拜托你们出去跑个腿?」

…跑腿?没问题我们很忙呢,恐怕不行吧…

浩平「没问题,不过干吗要两个人都去?」

浩平「叫给我一人去办就行了。」

深山「我不认为这是折原君一人就能解决的事。」

浩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深山「上月同学的舞台装,你一个人买的了吗?」

…舞台装的话。

浩平「买不了。」

深山「看到了吧,那就带着上月同学一起去试试尺寸啰。」

浩平「这样的话…」

可以叫澪自己去呀…刚想脱口而出,然而又咽了回去。让澪一个人去商业街的话,后果恐怕只有一个…到时候想必还得给别人添麻烦吧。

澪「……」

(我不要紧啦~澪摆了摆手。)

浩平「不要紧才怪。」

澪「……」

(…呜…)深山「这事就拜托你们两个啰。」

深山「要买什么样的衣服,我事先已经和上月同学商量好了。」

澪「……」

(嗯!)深山「这是钱,拿去吧。」

浩平「是…」

我接过郑重其事地接过社长递过来的茶色信封。

浩平「太好啦,澪,今天的寿司有着落了。」

澪「……」

(喔~~!)天真的笑容。深山「寿司什么的随便,但钱请自己掏。」

深山一脸冷静地回了一句。

浩平「…开玩笑的啦。」

深山「但上月同学可不会认为是玩笑哦。」

澪「……」

(喔~~!)依旧是那样兴高采烈的样子。深山「看样子你是非得请一顿寿司不可了。」

浩平「…惨了。」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澪「……」

澪拽拽我的手,似乎已经等不及要出去了。

浩平「好吧,明白了…」

深山「那就再见吧,注意安全哦。」

澪「……」

(…嗯!)澪使劲地点了点头,我们就这样出了活动室。离开学校,前往澪要去的那家店。和澪并肩走在放学后的街道上。澪依旧抓着我的袖子。

澪「……」

(哼~,哼~)今天的澪,实在是有些高兴过头了。

澪「……」

(哼~,哼~)双手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还时不时抬头看看我的脸。目光相遇时,就冲着我笑笑。

浩平「出去跑腿用得着那么开心吗?」

澪「……」

(哼~,哼~)

浩平「「唔~我真搞不懂你这家伙…」

澪「……」

(哼~,哼~)忽然,澪停下了脚步。然而,手里还抓着我的袖子。

浩平「…咕哇!」

被她拽了一个趔趄。

浩平「不要冷不防就停下来啊。」

『回去吧』

浩平「…回哪去?活动室?」

澪「……」

(嗯。)点点头,转过身来向后跑去。

浩平「她这是怎么了…?」

我愕然地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上追出去在原地等着

浩平「…这回没办法了。」

我朝着她的背影追了出去。澪的脚力与我差得太远。没多久就追到了她的身边。

浩平「怎么啦?」

边跑边问。

澪「……」

(啊呜~)她跑着翻开了素描簿。

澪「……」

(…啊呜呜~)这时候要写字也太不方便了吧。

浩平「先停一下再说吧。」

澪「……」

(摇摇)她摇着脑袋。

浩平「什么事要急成这样?」

澪「……」

(好呀!)

浩平「上厕所?」

(砰!)立刻遭到素描簿的猛烈袭击。

澪「……」

(…呜…)

浩平「开个玩笑嘛。」

澪「……」

(…呜…,呜…)朝我这边气鼓鼓地瞪了一眼,然后自管自在黄昏的街道奔跑着。穿过校门,我们跑进了教学楼。看来她是准备回活动室的样子。打开话剧社活动室的门冲了进去。深山「回来啦,看来比我预想的要早呢。」

浩平「其实是半路折回来的。」

我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答道。深山「我说呢,不然确实也快得离谱了。」

浩平「呀…?那个,澪跑哪去了…?」

深山「她还累趴在那里呢。」

朝着社长的视线望去…

澪「……」

(…呼吁~)…澪整个人摊在地上,眼珠咕噜咕噜地打着转。

浩平「还好吧,澪?」

澪「……」

(啊呜~)深山「怎么看都不像还好的样子呢。」

浩平「当然咯,谁叫我们狂奔千米来着。」

深山「怎么啦?」

浩平「天晓得,澪忽然说要回来就回来了。」

澪「……」

(…哈呜~)再往那边看去,只见稍稍缓过气来的澪打开了自己的书包。接着,从里面取出了什么东西。

浩平「……」

一本素描簿。斑斑驳驳的,已经无法再用的素描簿。

澪「……」

安心地把它紧紧地抱在怀中。深山「是回来取这个素描簿的吗?」

浩平「……」

深山「看来是上月同学心爱的东西呢。」

浩平「……」

深山「完全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浩平「…不行。」

深山「诶?」

浩平「真是笨蛋呢…」

深山「浩平君…?」

不知为何,看着澪爱惜地抱着那本素描簿的样子,我在也无法忍受了。

浩平「澪!走啦!」

我用没必要那么大的声音,叫了澪一声。

澪「……」

话音刚落,不光是澪,活动室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浩平「再不抓紧的话天就要黑了」

澪「……」

(呃…嗯…)她不知所措的点点头。我穿过敞开的门,一个人来到了走廊上。身后传来了澪惊慌失措的脚步声。我头也不回地走着。

澪「……」

澪从身后追上来,在一旁偷偷地观察着我的表情。

澪「……」

脸上写满了不安…以及远在那之上的难过。

浩平「抱歉,不该冲你大喊的。我道着歉,还是没看澪一眼。其实想想澪的感受--毫无理由的被责骂,就觉得十分可怜。

澪「……」

浩平「好啦。」

把左臂伸到澪面前。

澪「……」

盯着我的左臂看了一会,在理解到我不再生气了后,就像以往那样开心地抱了上去。

浩平「那就走啰。」

澪「……」

(…嗯!)浩平(…对不起哦,澪。)浩平(…都是我的错,不能好好地守护约定…)

澪「……?」

浩平「…没什么。」

澪「……」

(嗯!)澪使劲点了点头,我们又一次朝着商业街走去。惯见的街道,一点一点地在眼中改变着,没过多久,目的地商业街近在眼前了。

澪「……」

(哼~,哼~)

浩平「…哈,胳膊麻死了。」

澪「……」

(哼~,哼~)刚刚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我们又变回平常的两人了。

浩平「…澪很开心吗?」

澪「……」

(嗯,嗯。)兴奋地点点头。在商业街逛了半程,澪指了指其中的一家店。一家平淡无奇的洋装店。

浩平「是在这买演出服吗…?」

在我想像中,总觉得应该要去更有特色的店才对。其实仔细想想,这只不过是幕平常的现代剧而已,演出服理所当然就是些普通的衣服罢了…被澪催促着踏进店内。再看内部的装潢,真的只是家普通的洋装店。也对,要是进去里面以后,突然发现它其实是果菜行的话,那可就头大了。宽敞的店面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服装,各种降价促销标签贴得到处都是。

澪「……」

澪羡慕地看着那些打扮地华丽无比的人形模特。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大概因为澪也是女孩子呢。看到了澪平时隐藏的女孩子属性,心情不知怎么地复杂起来。

浩平「是要哪件呢?」

到底要买什么我完全不清楚…

澪「……」

澪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人形模特身上移开。然后,朝店内环视了一圈。

澪「……」

指指墙上挂着的一件衣服。

浩平「…这件吗?」

澪「……」

(嗯,嗯。)一件雪白的衣服。胸口还系着可爱的红色缎带。我取下那件衣服交给澪。澪开心地接了过去。

浩平「先去更衣室试试看吧。」

得确定一下是否合身。

澪「……」

(嗯。)点点头朝更衣室走去。脱下鞋子走了进去。

浩平「这个要拿进去吗?」

我指指素描簿。

澪「……」

(呣呣。)摇摇头。

浩平「那我替你拿着吧。」

澪「……」

(好呀!)点点头,递过素描簿。朝我招了招手,接着踏入更衣室。……站在旁边望着更衣室帘子,等澪换好衣服。……过了片刻。帘子喀唰一声拉了开来,是澪。

澪「……」

浩平「哦。看起来蛮合适的呢。」

澪「……」

浩平「没有一点不和谐的感觉。」

澪「……」

浩平「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便服来穿嘛。」

澪「……」

不停地晃着脑袋。

浩平「不会啦,本来就很合身么…」

浩平「…啥,你穿的不就是校服吗!」

澪「……」

(嗯,嗯。)

浩平「干吗不穿上呢?」

澪「……」

(摇摇…)

浩平「这是为什么?」

澪「……」

(唔…)露出困扰的神色。

浩平「哦,要这个吗?」

把素描簿还给她。她接了过来,翻开一页。『那个』『不太好意思啦』低着头这样写道。

浩平「那个…是舞台装对吧?」

澪「……」

(嗯。)

浩平「总归要穿出来给人看的啊。」

『大概』

浩平「…这可不是什么『大概』啊…」

澪「……」

浩平「上台了要是不好意思该这么办?」

澪「……」

浩平「先慢慢习惯一下,总会好起来的吧…」

澪「……」

(嗯,嗯。)

浩平「尺寸合适吗?」

『大概』和刚才用的是同一页。

浩平「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澪「……」

(好呀!)

浩平「那就快点去收银台结账,赶紧回去吧。」

老是呆在同一家店里,感觉自然不大好。何况我是和澪一起出来的。总有种亲兄妹结伴购物的味道…

澪「……」

娇小的身体紧紧抱着新衣服,往收银台那边走去。

浩平「…等下,钱没拿!」

我苦笑着朝澪的背影追去。毛手毛脚的妹妹…确实有这种感觉呢。…今后也会一直这样吧。…我真心的希望…

浩平「拿好了吗?」

澪「……」

(…嗯。)抱着装着新衣服的大袋子,艰难地点点头。

浩平「…要我帮忙拿吗?」

澪「……」

(…摇摇。)

浩平「不要紧吧。」

澪「……」

(…嗯嗯。)好吧,要是她本人一定要拿的话,那就由她好了…

浩平「那就回去吧…」

澪「……」

浩平「…怎么啦?」

澪原地站着不动。

浩平「…难道说…要吃寿司?」

澪「……」

(嗯!)…还记着那。

澪「……」

满怀期待地看着我。

浩平「…哈…明白了。」

浩平「但只能要简装的那种哦。」

澪「……」

(好呀!)兴高采烈地点点头。…看来她没什么意见呢。

浩平「那我去买咯,在这好好等着呦。」

澪「……」

(嗯,嗯。)

浩平「就呆在这里,一步也不许动哦,只要稍微走开一点,绝对会迷路的。」

澪「……」

(好呀!)把澪留在那里,我独自一人朝着商业街深处走去。要是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一家寿司店…一边抬头观察着正逐渐暗下去的天色,一边在商业街上跑着。

浩平「…这里。」

寿司店果然在预想的地方。要了一些什锦寿司。当我接过装满寿司的袋子,转身回去的时候…(…啪嗒)脸颊上传来什么东西的触感。(…啪嗒)抬头看去,天空中已是阴云密布。(…啪嗒…啪嗒…)

浩平「…雨?」

雨滴打在裸露的手上。豆大的雨滴。  (沙-------------)只一会儿,零落的雨点连成银线,从天空中倾盆而下。混凝土铺就的地面吸到了水,开始慢慢地变黑。干燥的地面被急剧地侵蚀。突如其来的阵雨。

浩平「……真背啊。」

暂时回到寿司店避避雨。阵雨的话一般十分钟就能结束的吧…

浩平「她也应该找到避雨的地方了吧…」

回想一下澪把留在那里的情形。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句话。『就呆在这里,一步也不许动哦。』

浩平「…这个…吗…?要是她没有去躲雨的话…?要是她把我那句话当真的话…?

浩平「……」

我站在雨棚下面喃喃自语,头顶上黑云急速地移动着。…然而……我明白了……要是那个傻瓜的话,完全有可能这样做的吧…

浩平「…澪!」

我一头扎进雨幕中。为了尽早回到澪身边,踏着水坑一路狂奔而去…擦了擦被雨水模糊的眼睛,我向澪的方向发起了决死冲刺。浩平(还得转过这个街角…)『就呆在这里,一步也不许动哦。』『嗯!」

那个约定的地方……澪站在那里…

澪「……」

…冰冷的雨点无情地打在她身上。

浩平「澪!」

跑过去一把抱住澪的身体。然后带着她到了屋檐底下。

浩平「真是的,你…」

澪「……」

虽然遭受了这样的苦楚…澪,却看着我的脸,一直,一直地微笑着…眼角边浮起了晶莹的的泪花…

浩平「…真是…笨蛋呢…」

澪「……」

浩平「…我的话…你还当真了啊…」

澪「……」

(摇摇…)

浩平「…傻得无可救药了…」

紧紧地抱住澪冻得冰冷的身躯…一句话也说不出…

浩平「…嗯?」

是时间还没到么?活动室里不知为何一个人都没有。下意识地朝入口望去,火红的夕照,透过窗户飞入眼帘。火红地激痛。闭上双眼,逃避着那耀眼的晚霞。(…沙沙。)似乎是谁推了推我的背。

澪「……」

(…笑笑)澪就站在那里,染成一片火红的走廊之上。

浩平「啊,抱歉。」

看来是我挡路了。我退回活动室,澪也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

浩平「你慢点走不行吗?」

我吃了一惊,说道。

澪「……」

浩平「…澪?」

『好红哦』素描簿也被染成一片鲜红。

浩平「…嗯嗯,是呢。」

『好漂亮』澪开心地趴在窗边朝外看去。

浩平「别摔下去啦,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看到她危险的举动,我赶忙跑上前去。忽然,视野里又被染上一层鲜红。浸透了绯色的云海。遮住了住了斜下的夕阳,只剩下一片朦胧的霞光。赤色的世界。和风轻舞。乱云飞渡…我又来到这里了…这悲伤的地方…不,是因为我业已知晓。所以才感到悲伤。(悲伤…?)我现在已经不需要糖果了。(你有很多吃的东西了?)(为什么?)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了。(为什么?)这就是变成大人了啊。(我不懂。)妳不会懂的。因为妳一直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啊…………。……。…。呜哇~~~…呜哇~~~~~~~!!我听到了哭声。是谁的呢…?不是我的…对了,就跟平时一样,是美纱绪的哭声。「呜哇~~~~哥哥~~!」

「怎样了,美纱绪。」

「哥哥踢我啦~~!」

「浩平,你又来了!」

「不是啦,我只是在玩而已。我跟她在玩真空飞膝踢啦~」

「别再说那种蠢话了!你以前不是有一次说要跟她玩什么水平手刀劈击,结果就把她弄哭了吗?」

「真的只是在玩啦。因为要模仿正牌的真空飞膝踢跟水平手刀劈击实在太难了,没错吧?」

「不要再扯那种强词夺理的烂理由了啦,快跟美纱绪说对不起!」

「呜哇~~!」

「唔~…美纱绪…对不起啦。」

「呜呜…嗯,我知道…」

「乖、很乖喔,美纱绪。」

「浩平,这可不是你该说的话!」

其实我不认为美纱绪这么快就不哭,是因为她自己个性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因为,对美纱绪来说,我一直是个好哥哥才对。我是这么想的。我们是母子家庭,而美纱绪一直不知道有爸爸的存在。就算是我,也仅仅只记得一丝父亲的身影而已。虽然对他的动作会有点印象,但说到面貌,我就完全没办法认出他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想给美纱绪像男人一般的爱的缘故。(说这句话时,我自己都很不好意思)学校里有『父亲参观日』这种时间。在那一天,父亲会来到学校里,看自己的孩子上课时的情形。至于我的话,当然不会有父亲来的。不过看看周围的同学,虽然觉得他们的举动变的有些笨拙,但脸上怎么看都是高兴的表情。尽管只是探个头、露个面,但只要能来,他们好像就会很高兴了。但是那究竟是怎样的高兴法呢?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是个无解之谜吧。在这一生里,我肯定、我大概…都不会再有父亲的存在了吧。回想起来,这个日子在我的记忆里所留下的印象,就只有在一群陌生人的注视下,上着让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的课而已。我所谓的『父亲参观日』,就只有一直重复着这种感觉而已。但如果要给美纱绪像男人一般的爱情的话,我想她的『父亲参观日』就不能像我一样,最后只留下『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的课』这个感想而已。因此我设计了一个绝大的作战计划。「美纱绪,我要出发了哟~」

「哥哥,你这样看起来还是像个笨蛋一样啦。」

「妳这家伙说我笨蛋是什么意思~!」

「好痛、好痛啦~哥哥!」

我对她稍微玩了一下铁爪,最近我喜欢上这一招了。「唉…就算弄成这样,哥哥也不是大人啊。「不要紧,那个只要靠化装就可以了。」

「身高太矮了哟。」

「那就在脚下踩着空罐子就好了。」

「不可能像漫画那样顺利的啦,你肯定会被发现的。」

「没关系,我会好好做给妳看的。」

「真的吗?」

「对啊。所以妳就好好期待下一个父亲参观日吧。」

「嗯。」

美纱绪一开始是想看我闹笑话的,不过到最后,她露出了笑容。我喜欢美纱绪的笑容,所以我也高兴了起来。因此下个月的父亲参观日,也变成我急切等待的日子了。就在我准备好化装的道具,正想要进行这个作战计划的时候,美纱绪却生病了。要治好这个病,好像需要一点时间的样子,结果美纱绪就在医院的病床上渡过了这一天。「妳这个笨蛋,为什么偏偏要挑这种时候生病呢。」

「对啊…」

「都是因为妳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把肚子露出来的关系啦。虽然我有看到的话会帮妳盖好,但我也不是每天都能注意到的哟。」

「嗯。可是下次不要在我的肚子上涂鸦了,上回身体检查的时候被笑了哟。」

因为我平时都用油性魔术笔,在美纱绪的肚子上随手乱涂鸦。这样一来帮她盖棉被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笑脸、哭脸或是生气的脸了。「所以说,妳要加油让睡相好一点啊。」

「嗯,没错。」

我一边梳起美纱绪看起来似乎会妨碍到她视线的前发,一边向窗外一望,观览着城镇里头留下的自然景色。接着,秋天也要结束了。「美纱绪~」

「啊,哥哥。这个时间你来做什么呢?」

「美纱绪,我想妳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

「不会啦,没关系的。我这里有多书可以读哟。」

「书?那种都是字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多有趣啊。妳就别装了啦~」

「我才没有装啦,看书真的很有趣哟。」

「所以妳看,我带了好玩的东西来了,就是这个。」

我把刚刚藏在手上的玩具拿出来给美纱绪看。「这是什么?」

「是变色龙喔~」

「我知道是变色龙,可是…」

这是个用塑料做的玩具,只要滚动它肚子上的轮子,舌头就会随之从张开的嘴巴里吐出来收回去、吐出来收回去。「哇,好好玩。不过我这里没有平的地方让它跑耶。」

「什么?」

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对于要在病床上生活的美纱绪,平坦的桌子实在太远了,她的手根本构不到。「啊,没关系啦,我用手来转就可以了…」

骨碌骨碌。「喔~美纱绪好聪明喔。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少了点爽快感就是了。」

「玩的时候,它的舌头如果不能很快伸伸缩缩的话,这样就不对了。现在这种速度,只能算是刚好及格而已哟。」

骨碌骨碌。「就是这样。」

「哥哥,谢谢。」

「太好了,这样一来,我就不会每次来的时候,都看到妳靠着那些无聊的书来过日子了。」

「 嗯。有这个的话,我就不会无聊了哟。」

可是跟我一开始听到的话不一样,美纱绪的医院生活,就这么一直继续着。有一次,她动了一个大手术。我后来才知道,那时美纱绪的肚子,变得好像不是美纱绪自己的肚子了。而且从那个时候开始,妈妈变得比医院还常去另一个不同的地方,长期逗留在那里。我也不清楚那个地方在哪里。她有时会一脸满足的回来,说一些我们不能理解的事情。她说这叫做『说法』还是什么的,但我不知道它的字该怎么写「哇~我跑错病房了!」

「你没跑错哟,哥哥。」

「咦…?是美纱绪吗?」

「对啊,美纱绪。」

美纱绪的头发不见了。「很惊讶对吧,哥哥。」

「嗯…」

美纱绪的身体本来就消瘦的很严重了,再加上没了头发,连我都会认不出来了。这么说来,美纱绪的身形变了很多。「妳是因为没有胃口,体重才会减少这么多的吗?」

「或许吧。」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骨碌骨碌』的转着那只变色龙的玩具。眼眶整个深陷下去的美纱绪,看着它舌头的进进出出。我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问美纱绪她会不会痛苦,身体难不难过。因为我知道,要是我问的话,美纱绪肯定会摇摇头说『不会』的。我不想让她把力气用在这里。所以我没问。如果他真的很痛苦、很难过的话,她自己会说的。那时候我只要好好安慰就行了。好好鼓励她就好了。我是这么想的。今年结束了,而美纱绪就连新年也是在病房里渡过的。而我也是第一次过新年,过的这么安静的。「美纱绪,妳今年的愿望是什么呢?」

「当然是病可以赶快好啊。这样一来哥哥就可以扮成爸爸,跟我一起过参观日了。」

「没错,去年根本就不行。」

「嗯。所以今年请你一定要到哟。」

时间就从那时候开始停下来了。我从那时开始准备的化装道具,才准备到一半就丢在房间里了。我想那些东西,或许能改变美纱绪现在一直在消瘦的病情。因为在我去看她的时候,美纱绪总会说到关于父亲参观日话题。而我也深深的相信,今年一定会有的。新年过去后,街道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但只有美纱绪待的房间,一直都没变。「美纱绪~」

「哥哥,怎么又在这个时间…」

「听说妳又要动手术了,这回又要拿掉什么东西了吗?」

「不是…这个手术不是那样的。」

「原来如此,那太好了。因为为我一想到他们不断从美纱绪的肚子里拿东西出来,心里就觉得好恐怖。」

「嗯,不用担心啦。」

「听妳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嗯…」

骨碌骨碌。两人一沉默下来的话,这时我们能够听到的,就只有美纱绪用手转变色龙的轮子的声音了。「妈妈现在怎么了?」

「还是老样子哟。」

「哥哥,你也会担心妈妈对吧。」

「嗯,当然啊…」

「那我要睡了哟。」

「好啊。」

美纱绪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手里握着舌头还保持在吐出来状态下的变色龙。房里突然静的可怕。「………」

「…美纱绪~」

………。「…美纱绪?」

………。「美纱绪!」

………。「美纱绪~!美纱绪~~!」

「…怎么了,哥哥。」

「没有啦,妳想睡了吗?」

「嗯…想睡了哟。怎么了?」

「没事,真的没什么啦。对不起,把妳给吵起来了。」

「嗯…晚安。」

「晚安。」

月亮的样子又变了。但是我们却一点也没变。美纱绪的生日到了,我们在病房里头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生会。但是只有我一个人唱歌,也只有我一个人吃蛋糕。………。骨碌骨碌。「………」

………。「哥哥…」

「………」

「嗯,」

「怎么了?」

「父亲参观日,就今天吧…」

「今天…?」

「嗯,今天…」

「地点呢?」

「这里…」

「那其他的孩子…?」

「只有美纱绪…我们两个人的,父亲参观日。」

「………」

「不行吗?」

「好,我明白了,就来吧。」

「…太好了。」

美纱绪露出了开朗的笑容。我跑回家里,从壁橱里拉出化装道具,接着立刻抱着它们回到了医院。在医院的走廊上,我把那些穿上,开始化装了起来。我穿上西装,系上领带,脚下踩着空罐子。然后再用油性魔术笔画上胡子,这样就完成了。匡匡匡!我一边发出尖锐的声音,一边往美纱绪的病房走去。走到门口前,接着我敲了敲门。其实我走路的声音,就比敲门还大声了。「美纱绪~」

我推开门进入里头。………。「美纱绪~?」

………。「…美纱绪~?」

「呜…哥哥…」

她只有嘴巴笑了,但脸还是歪着一边。「不对,是爸爸。」

要是美纱绪自己不说她很痛苦、很难过的话,那我也要装出冷静的样子。「嗯…没错…」

「好,我会好好看着的。」

我把背靠到墙上,看着美纱绪将身体放倒在床上。骨碌骨碌…变色龙虚弱的慢慢吐出舌头,又慢慢缩了回去。我就只是这么看着。………。骨碌骨碌…「………」

………。骨碌骨碌…「………」

「呜~…」

「美纱绪?」

「不…不能说话,爸爸…只要看就好了…」

「对、对…没错。」

………。「呜~…哈呜…」

她断断续续的传出了痛苦的呼吸声。我只能站着把背靠在墙上,看着美纱绪她那痛苦的模样。「…啊呜…」

这一幕实在太荒谬了。在妹妹这么痛苦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居然就只有站的远远的看着她而已。………。「啊~…啊呜……」

………。变色龙的舌头不动了。而且美纱绪终于说出了那些话。「啊呜…好难过…好难过哟,哥哥…」

因此我跑了过去。脚下那碍事的空罐,害我跌倒了,但我还是继续跌跌撞撞的,往美纱绪那里跑去。「美纱绪,不要紧的。哥哥就在妳旁边!」

「好痛,哥哥…好痛哟…」

我紧紧握住了她抓着变色龙的那只手。「不要紧的。你看,这样、这样,痛痛飞走了哟。」

「啊…啊呜…哥哥…」

「怎样了?哥哥在这里喔。」

「嗯…谢谢,哥哥…」

我想继续当个美纱绪所谓的好哥哥。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她最后的『谢谢』,所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美纱绪举行丧礼的那天,一整天都在下雨。因为那样,声音和感情像是完全被消除掉一样,我只记得这是一场很安静的丧礼。我眼神冰冷的,看着美纱绪躺在里头的棺木。妈妈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出现。我深深感受到变成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痛苦。以及变成一个人之后,我想起美纱绪总是用手『骨碌骨碌』的转着那只变色龙玩具时,泪水就像决堤一般,从眼眶里溢了出来。我从来不知道生活在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悲哀的事情。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跟美纱绪在一起的。我以为,美纱绪可以一直叫着我哥哥的。而且…我以为她可以一直玩着那只变色龙玩具的。我已经再也无法感受到,美纱绪的笑容带给我的幸福感觉了。通通都没有了。而且当我失去了这些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悲哀。这种感觉,彷佛悲伤已经充满了我的生命。要是我只能充满着悲伤的活着,那我想停留在这个地方。可以一直跟美纱绪在一起的地方。呜哇~~~…呜哇~~~~~~~!我听到了哭声。是谁的呢…?不是我的…对了,就跟平时一样,是美纱绪的哭声。「呜哇~~~~呜哇~~~!」

「呜~…对不起喔,美纱绪。」

「呜咕…嗯,我知道…」

我『好~好~』的摸着她的头。「美纱绪好乖~」

「嗯。」

我想永远留在那么幸福的时候。就只是这样…从那天开始,我常常在哭。我生活在哭泣之中。离开了与美纱绪一起生活过的小镇后,我被送到阿姨住的地方。在4月的阳光照耀下,小镇有着漂亮的绿色。但尽管如此,我的眼泪也从来没有干过。真不可思议,我这样一直流,到底流了多少眼泪。「你在哭吗…?」

而且在那个小镇里,那个女孩发现了一开始在暗自流泪的我。不管是晴朗的日子、乌云密布的日子,还是稀稀疏疏下着小雨的日子…她都在哭泣的我身旁。「要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一起玩呢?」

每天她都看着低头哭着的我,对我这么说道。我从没对她开口说过话。我即使偶尔张开嘴巴,发出的也都是一声声的呜咽。我整个人空荡荡的,就像具尸体一般。不过,她一直都在那里。我不明白,那孩子究竟是在等待着什么。「…妳在等什么呢?」

这是我来这里以后,第一次和别人说话。「等你不哭了以后,我想跟你一起玩。」

「我不会不哭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直继续续哭下去。」

「为什么呢…?」

「因为我有很悲伤的事情…」

「…我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的。」

「可是…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永远啊…」

我并不认为单凭这几句话,就能我的想法传达出来。但她说了。「永远是存在的哟。」

同时那个女孩,用双手捧住了我的脸颊。「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说完后,她的嘴唇轻轻地触上了我的嘴唇。永远的盟约。对,永远的盟约。我现在已经不需要糖果了。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了。(为什么?)这就是变成大人了啊。(我不懂。)妳不会懂的。因为妳一直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啊…我…(………)漫长的时间过去了。我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天过着各式各样的生活。我不再哭了,因为我从那里学到了坚强。在我消失前的四个月之间,我在抗拒的途中,经历了各式各样的邂逅。梦想成为淑女,可是却一直失败的女孩。就算失去了光明,也没有因此失去笑容的学姊。由于只剩下这个方法,于是一直等待着什么的同学。即使没办法说话,但还是尽全力传达自己心意的学妹。犹如奔驰而过一般的四个月。而且我是很幸福的。(我正往灭亡的方向前进吗…?)不对,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因为我知道那件事,所以我才会这么悲伤。就是因为这是一条通往灭亡的道路,所以那一切才会成为无可取代的瞬间。像这样的永远,我已经不需要了。正因为如此,我那时就该找出那些羁绊才对。…我啊。

浩平「…喂,澪。」

凝视着晚霞,轻轻地叫了下身边的澪。

澪「……?」

浩平「喜欢我吗?」

澪「……」

(嗯!)使劲地点点头。当然,这里所谓的喜欢,指的是兄妹之情朋友之谊。

浩平「不过,要是澪以后讨厌我的话,该怎么办?」

澪「……??」

浩平「只是打个不好的比方啦…澪要是…」

要是你把我忘记了呢…?

浩平「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

话说到一半,又咽回肚子里。回想孩提时代…究竟什么才是我所期望的呢…?永远…?不会是那样的东西吧…那时候的我,是否知道…(哗!)拉开了窗帘。沐浴在倾入房间的晨晖中,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清爽的早晨。风挟着些许寒意,温和地拂动着帘子。看看钟,正好8点整。生活已经完全步入正轨,正常的连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是国定假。当然,这一点也不影响社团活动的正常进行。

浩平「…也该准备准备出门了。」

从窗前离开,快步流星地换上校服。简单地整理了一下着装,起身朝客厅走去。今天在客厅里碰到了难得照面的由起子。我这么对她说之后,她反而说看到我这么早起来也很稀奇。

浩平「…就是这么回事啦。」

匆匆地吃完早餐,然后出了门。在这个季节里,今天的的天气已算相当温暖的了。在早春和煦的气候的笼罩下,我走在上学的路上。…但,在平和的气氛背后,似乎另有一个世界,正一点一点地侵蚀着现实。开始有了少许不自然的感觉。以往从未在意过的,淹没在晚霞中的的街道。抬头看看云端,心中蓦然掀起了一阵莫名的紧张。异世界的存在感,虽微不足道,但也在确凿无疑地增强着。…总有一天,会无法抗拒地把我的存在涂抹干净。最终的结局,正在所谓的现实中,逐步展现开来…

浩平「…我会消失吧?」

喃喃自语地说着这些恐怖的东西…

浩平「但,无论如何,还是想看到舞台剧能成功…咕哇!」

胳膊上传来了那已经习以为常,被谁抱住的触感。被温暖而又舒适的柔软环包着的感觉。

澪「……」

(…笑笑)天生说不了话的少女,正用她一贯的笑容看着我。

浩平「很有精神嘛,澪。」

澪「……」

(嗯!)

浩平「那就好啦…但我认为还是不要这么粘人的好。」

照这个姿势走路实在太吃力了。

澪「……?」

(为什么呀?)大惑不解的表情。

浩平「…就是不行啦。」

澪「……」

(呣…?)

浩平「就是叫你别粘老这么粘人啦!」

澪「……」

(…呜…)甩开了我的胳膊。接着就赌着气自管自走掉了。实在是觉得有些抱歉,但要是她的话,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吧…深山「不可以欺负上月同学喔。」

不知何时,社长已经站到了身后。

浩平「没欺负她啊。」

深山「你好不容易才有个可爱的女朋友耶。」

浩平「…啥?」

听到了意料之外的话。深山「诶?不是吗?」

浩平「当然不是!」

深山「是么…但你们实在很般配嘛…」

浩平「首先,不管你这么想,我也没把她当成我的恋人。」

深山「…为什么?」

听了我的话,社长一脸认真地问了一句。因为她是妹妹一样的存在因为她总是笨手笨脚的

浩平「对她我只是单纯的担心。」

浩平「仅此而已。」

深山「…但着只是折原君的一厢情愿吧?」

浩平「就算是她也不可能有这种想法啦!」

深山「…真这么想?」

浩平「当然。」

深山「…这样啊。」

她略带悲伤地看来我一眼,接着说了最后一句话--深山「只希望你不要自欺欺人就好。」

浩平「……」

不久以后,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熟悉的校门口。我们一言不发地穿过走廊。就这么来到话剧社的门前,和社长一起推开了活动室的门。进入活动室,向先到的几位社员问了下好…依旧是那惯见的景象,但,今天似乎有什么不同…女生「…深山社长,那个人是谁啊?」

和澪同年级的一年级女生首先发了话。她朝我投来了讶异的视线。深山「……?」

听到社员这样质疑,深山的脸上写满了大大的问号。女生「是新入社员吗?」

深山「你是说折原君…?」

女生「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深山「怎么可能,他一直和我们一起努力到现在了呀。」

女生「…但我确实是第一次看见他啊。」

恶寒的感觉游走全身。女社员毫无恶意的坦率言语,让我感到一阵心如刀割。本应该熟识的社员,正在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睛看着我…我对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感,已经稀薄到这种地步了吗…我的事情渐渐被忘掉了…

浩平「……」

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视线,我转身跑出活动室。

浩平「见鬼!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啊…」

走廊上…我一边走,一边朝着那些冷冰冰的无机质墙体撒着气。原来还没有多少实感的恐怖,现在已经真真实实地降临在眼前了。…我就这样慢慢地被所有人忘记…然后消失吗…(啪!)一拳拳砸着墙壁

澪「……」

忽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女孩,在我愤怒的声音中瑟瑟地抖着。

浩平「…澪。」

怯怯地向后退去,惊恐万分地看着我。

澪「……」

接着……投过陌生人一般的视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抱住我的胳膊。…而是,从我身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浩平「……」

那时充满在我心中的,已经不是气愤了…澪冰冷的眼睛……剩下的…唯有无尽的悲伤…我醒了过来。看看时钟,仅仅是凌晨5点。睡意全无。只有莫名的焦躁感徘徊胸中,让人不禁想要去抓挠一番。从最初的事件开始,我的存在感犹如逝去的秋天一般,在这个世界急速稀薄起来。被同学忘掉了…深山也忘了我…就算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也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还有…

浩平「……」

我摇了摇头,努力忘了脑中一闪而过的那个活泼女孩的身影。

浩平「…那家伙不可能还记得我的。」

就算是每天都能见面的由起子,也开始一点一点地忘记了我的存在。

浩平「……」

我有很多事情要想。话剧社的事那时候的事自己的事早就做好了觉悟。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没有留恋。…但,只有一件事。无论如何也要看到澪的演出。这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后的愿望。也是维系我的存在,与这个世界的唯一的羁绊。…等到公演结束,自己也就差不多可以放手了吧。

浩平「…不对。」

还有一件必须完成的事。

浩平「必须要拿掉很久以前,我套在她脚上的枷锁才行…」

早已远去的,那天的记忆…安静而平和的一天…缓缓流动着的空气…温和的,透过树荫洒下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日常景象…始终确信着的平常生活…那是我和澪,初遇的日子…在那之后,本应永远持续的日常生活…终于迎来了结束的那一刻。(喀嚓-----------)和风吹拂。我小手被谁牵着,就这么站在那里。(喀嚓-----------)耳边传来了这样的声响。「好可怜…」

…可怜?「可怜的孩子…」

「这孩子不能说话呢…」

是她么?(喀嚓-----------)听到这样的话,我第一次察觉到了--公园的秋千上。一个文静的女孩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形单影只。一脸茫然。推开了一直牵着我的温暖的手,一个人朝女孩所在的地方跑去。「…呦,你这是在做什么那?」

向她打个了招呼,她像是第一次察觉到我的存在,慢慢的抬起脸来。「在一个人玩吗?」

……「朋友们呢?」

……一言不发。「……」

噗~…试着捏了捏她的脸颊。……依旧是无言,而且表情也没有任何改变。唔。「逗你玩真是无趣啊…」

……「明明被欺负了也不伤心吗?」

……感觉她有点难过的样子…这样一来,我的牛脾气又上来了。本来还没想到这条,但现在………抓着女孩坐着的秋千,朝着右边转了几圈。……(诶?)女孩依旧坐着不动,微微地露出这样的表情。…呼,呼…「转、转到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听好啦,现在我要是放手的话,秋千肯定会朝反方向转起来的哦。」

……「会让你吓一跳的喔。」

……「真的放手啰。」

……「…嘿!」

秋千开始从扭紧的地方,一圈一圈地转正。但,女孩依旧没有一丝改变。「…为、为什么,明明应该吓一跳才对。」

……「…其实你很怕对吧?」

……「……」

……「唔,是不是被你讨厌啦?!」

……倒像是我在被欺负的样子。「你真的不能说话吗?」

……「……」

……「…好像是哦。」

……「所以就一点也不友好啰。」

……「那就把这个借给你好了。」

……?「美术课用来画画的,是妈妈刚刚买给我的喔。」

……「所以不能送你。」

……「要是弄丢的话,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呦…」

……「…但可以借你用用。」

(…摇摇头。)「不要紧的,拿去吧。」

用力把素描簿塞到她手里。「现在可以开始自我介绍啰。」

「我叫浩平。」

……女孩一副大惑不解的表情,一会看看素描簿,一会看看我。……过了一会,慢慢打开了素描簿。……就这么停在那里。「…怎么啦?」

……「哦,没写的东西是吧?」

(……嗯。)似乎轻轻地点了点头。「真是麻烦的孩子呢。」

……「好吧,再给你一支蜡笔好了。」

「但只能拿一只哦。」

……「干吗只是盯着啊?」

「好啦,挑一支喜欢的吧。」

(……嗯。)女孩伸出小小的手来,拿了一支蜡笔。「喜欢蓝色的么?」

(嗯。)这次总算是真的点了点头。「好吧,虽然我也喜欢,就让给你好了。」

「其实你可以拿这支白的嘛,反正我也用它不着。」

(……摇摇头。)「白的不要么?真会挑三拣四呢。」

……「先别管这些了,开始自我介绍吧。」

(嗯。)点点头,然后翻开素描簿。…接着开始在白纸上写字。『澪』这样写道。「…这,这该怎么读呢?」

……女孩的口角微微动了动。但一个字也没说出来。「…算了。」

「勉强算是自我介绍好了。」

……「喔~你刚刚该不会笑了吧?」

……女孩的表情似乎稍稍明朗了一点。这时,远处传来了呼喊的声音。「…啊!对不起,我妈叫我了。」

(……嗯。)「再见啰。」

(……嗯。)「…哦,对了。」

……?「素描簿只是借你的,明白吗?」

「下次见面一定要还的喔。」

(……嗯。)点点头,然后在素描簿上写了些什么。『一个星期』「…你是说一个星期以后还吧?」

(……嗯。)「那么一星期后,在这里等就是了。」

(……嗯。)「那就说好了,在那之前,一定要好好的保管呦。」

………………但是最后,我却没能去约定的地方。那一天,在一身漆黑衣服的大人们的簇拥下…与父亲做了最后的道别…所以,我没能履行和她的约定。…直到很久以后,我从朋友那边听到了一个传言,说有个女孩每天都会在公园里哭泣。似乎等待着什么,就算雨天也不例外…那时我如果立刻去道歉就好了。说一句『对不起,我失约了』就好。但那时的我……并没有去见她。………………小时候随口许下的约定,澪始终不肯放手。…小时候的约定。…我也必须一起…空无一人的教室。我从排的整整齐齐的其中一张桌子里,拿出了一本素描本。是那本斑斑驳驳的素描簿。从里边撕下一张纸,用蓝色的蜡笔在上面写下了一句话。接着,我转身离开……带走了那本素描簿。(啪嗒啪嗒啪嗒…)走廊上传来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使劲地推开门,她跑进了教室。……不一会,女孩又急急地冲了出来。

澪「……」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神情复杂地往走廊深处望去。

浩平「……」

写著蓝字的纸张,拿在她手上。

澪「……」

然后,她低头看了看字条上的字。『对不起,我失约了』

澪「……」

(…嗯。)含着泪水,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几行热泪划过脸庞。…这样就好。…那个约定,澪终于可以放手了。…接下来。我只要…视线一片雪白。我醒了过来,无法确定究竟身在何处。……静谧的…并且炫目的所在。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发光的地方看去。熟悉的地方。每天早上,都要被那个多管闲事的青梅竹马叫起来。窗外依然是那时的风景。终于意识到我所在的位置。没错,这就是我的房间。和昨天一样,在这里迎来新的早晨。

浩平「……」

看了看墙上的挂历。在今天的日期上,画着一个红色的圈。

浩平「终于到了吗?」

是澪演出的日子。虽然我知道,大家心中都已经没有我的存在了,但我还是一直挣扎到现在。努力地抓着这个世界,就算多么无助也独自承担着痛苦。全都是为了这一天。最后见澪一面,然后凭着自己的意志放手离去。这就是我的打算。换好衣服,再用黑色的水笔在今天的日期上做了记号。

浩平「…是时候出发了。」

看了看表,时间还很充裕。但是我并不打算就这么等在这里。这里没有我能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委身于这不变的景色中,会让我无可控制的不安起来。

浩平「……」

刚要走出房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又转身回去。我从衣柜里,把有一阵子没穿,而且本来已经不打算再穿的制服拿出来。

浩平「…就这么去学校吧。」

整了整那件熟悉的,同时又令人怀念的校服。脱下便服换了上去。在镜子前面照了一下。照着现在这个样子消失就好。

浩平「…最后还是校服最令人安心呐。」

打开门,走廊上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或者外面比家里还要暖和也说不定。穿过走廊,走下楼梯。我没有遇上最近都没回家的由起子阿姨,就这么到了外头。外面果然非常暖和。万里无云的天空悬着圆圆的红日。微热的阳光伴着凉爽的风,果然是最适合外出的季节。浩平(…毕竟她比较怕冷的呢。)这样的气候来得正好。熟悉的学校风景。就算在礼拜天也没有任何改变。时间应该还早,我穿过无人的校门。一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致,一边朝着体育馆走去。平常懒得关注的风景,现在看来,却美得无可取代。不久后,体育馆已然近在眼前。记得公演应该在11点整。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半小时。

浩平「…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什么观众吧。」

尽管如此,照话剧社公演的惯例,会有很多人从很远的地方地赶来捧场。

浩平「…这么说来,要是对澪那家伙说会有很多人来的话,她的表情会很复杂吧。」

浩平「…照这个样子,绝对会紧张的说。」

就算她的演技提高得再快,对消除紧张感来说也是于事无补的吧。

浩平「……」

忽然发觉自己从头到尾只是在想澪的事。

浩平「……」

五味陈杂地望着体育馆。

浩平「…现在该怎么办好呢?」

进体育馆在外面等待话剧开场似乎连椅子都没完全排好,体育馆里也冷冷清清的。里面当然看不到一般的观众,只有在舞台两侧的后台那里,偶尔可以看到忙进忙出的戏剧社社员。准备过程似乎并不怎么顺利。这也在意料之中,话剧社本来就人手不足,能干这种体力活的更是少之又少…扛着椅子的社员从我身边匆匆经过。

浩平「……」

一边随时注意时间,一边把椅子摆到指定的地方去。帮忙在一旁看着

浩平「…需要帮忙吗?」

我叫住了那名社员。说真的,我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突然被不认识的学生叫住,社员露出一脸犹豫的样子。尽管如此,察觉到我是一片好心后,他答应了我的请求。不久后,观众席的椅子排列完毕。那位社员谢过我之后,又转身跑到舞台那边干活去了。大概幕后还有一大堆事要做吧。

浩平「…那就没办法啰。」

跟着那位社员进了舞台。感觉这个地方,有一种很独特的气氛。平时无人问津的舞台侧室里,杂乱堆放着跳马、软垫之类的体育用具。在那些东西边上,一个女生正忙碌地安排着一切。是深山社长。虽然已在几天前毕业,但遵照话剧社的传统,要一直坚持到公演结束才算功成身退。深山「…喂,那边那个。」

社长看见我来,于是说到。深山「现在还不允许进场哦。」

浩平「…是社长吗?」

深山「…诶?对,我就是。」

浩平「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深山「…唔…这么说的话…」

浩平「所有的活我都会做一点。」

深山「是话剧社的老社员吗…?」

浩平「嗯,几个月前算是吧。」

深山「是这样那,没问题,非常欢迎你的加入。」

浩平「…顺便问一下,那个…上月同学在哪?」

深山「和上月同学认识吗?」

浩平「…嗯。」

深山「应该在话剧社活动室里试穿舞台装吧。」

浩平「…是这样么…」

深山「担心?」

浩平「…有吗?」

深山「绝对没问题,这点我可以保证。」

深山「那个孩子,几个月下来,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

浩平「…还不是因为名师出高徒。」

深山「名师?」

浩平「没什么…对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吧。」

深山「真的没问题吗?」

浩平「嗯,我只是希望这次公演能大获成功而已。」

深山「了解,那就拜托了。」

不久以后,舞台一切就绪,只等演出开场。深山「今天真是非常感谢呢。」

一切完工后,社长首先跑到我这里道谢。

浩平「…没什么。」

深山「之后还请多多捧场哦。」

浩平「嗯,这个当然。」

深山「这样的话,就留在这里看行不?」

深山「虽然角度不怎么样,但绝对是不同凡响的体验喔。」

浩平「…是么。」

深山「而且上月同学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澪要回来的话。

浩平「算了,我还是去观众席看吧。」

深山「是吗?那就非常遗憾啰。」

浩平「…还是走吧。」

告别了深山,我转身离开了舞台。虽然我很想见见澪。但我实在没办法面对澪的双眼,那种,像看陌生人一般的眼神…逆着入场观众的人流,我坐到了最后一排。不久之后,原先的空位已经全部坐满了人,与此同时,舞台上灯光打下…深山同学的舞台问候结束后,幕布缓缓地拉开。澪的第一次登台…也是我最后一日的开始…话剧慢慢地向前推进……就像是这个季节平和的风…每个瞬间,对我来说都是无可替代的宝物…和话剧社成员们一同度过的那个季节……虽然时间不长…过了一段时间…灯光集中在了一位穿着全新的演出服的少女身上。怎么说呢…服装非常合身…并且演技也变得老练多了…

浩平「……」

多亏了我这位优秀的教练呢…(嗯。)感觉现在正待在舞台上的澪,好像在对我点点头似的…我却升起了一股难以言状的…悲伤…澪的戏份结束了。一直看着澪表演到最后一刻,然后,我一个人离开了座位。背对着澪离开体育馆。就在大门在我身后关上的那一刻,体育馆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喂,澪。我们一起经历了好多事呢。

浩平「澪,我还是…」

我的喃喃自语淹没在一片欢呼声中。就这样,我离开了体育馆。…距离我消失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吧。

浩平「最后还是在学校里到处走走好了。」

拿定主意之后,我朝着无人的教学楼走去。不知到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该去哪儿呢…教室屋顶食堂就去学校食堂好了…回想一下平时食堂人满为患的热闹景象,现在这里实在是无比冷清。就近找了张位子坐下,朝暮色中的柜台看去。那是饱含了我许多回忆的地方。和死党们热火朝天地闲扯那些无聊的话题。一直聊到上课铃响起,然后第二天接着聊。看不到明天…这种问题从来没想过。想到这里,忽然记起了另外一件事。浩平(这么说来,这也是我和澪再次相逢的地方。)实在是巧得很。我就是在这个位子上与岬学姐一起用餐。浩平(那时候差点没被澪给烫死。)边想边回过头看了一眼。当然,那里谁也没有。浩平(……)总觉得呆在这里蛮伤感的。浩平(…还是去别的地方吧。)教室屋顶话剧社活动室活动室…走在通往话剧社活动室的走廊上。无人的走廊,只可得到空空荡荡的教室。听到的也只有自己的脚步声。看到了写着『话剧社』的金属门牌。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浩平(我干吗要到这儿呢?)心存依恋吗…?不,应该没这回事。我抓住门把手,拧开了门。静谧的…并且令人怀念的气氛。我慢慢地走进活动室。社员们大概还在体育馆忙吧。桌上摊着来不及合上的台本,地上散乱着布景道具的部件,看来演出前的确非常紧张的样子。在那之间,我发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绿色的素描簿…毫无疑问是澪的东西。浩平(…大概是换衣服时匆匆忙忙忘了带吧。)苦笑着走了过去。素描簿旁边,躺着澪的水笔。浩平(…还是那样冒冒失失的啊。)随手翻开了素描簿。『上月澪』很有活力的字眼,被用黑色签字笔写在上头。往下翻了一页。『こうづき みお』怀念的话语。珍贵的回忆。那是无法说话的少女,竭尽全力所说的话。脑海里印出了澪的笑脸,我又往下翻去…终于是最后一页。还没写过字的,空白的页面。浩平(……)我拧下了手边水笔的笔盖。接着,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现在,换我竭尽全力地和澪说话了。浩平(……)合上素描簿,我离开了活动室。『再见了,澪』游荡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漫无目标,只是为了消磨时间,顺便怀怀旧而已。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已然一片黑暗,离我消失的那一刻怕也不远了吧。虽然在那里消失都一样…但我还是有个最想去的地方…黑暗中,我迈开了脚步…朝着那个地方走去…门前,抬头看了看笼罩在黑暗中的体育馆。静默而孤立的建筑。没有一丝光线。我静静地打开门。金属尖锐的摩擦声在黑暗中回响着,里面的空气慢慢地流出来。四无人声的的体育馆里,我抬头看着高高的天花板。数小时前喧闹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宽广的空间里只有沉默的气息。完完全全的寂静中,终于真实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在把忘却了我的世界的中心,在此默默地迎接消失的一瞬。被内心的世界侵蚀殆尽。连存在的事实都完全忘记。没有别离的话。没有送别的人。也不再为人所牵挂。…不过,这样也好。不曾伤害到他人。也不曾让人感到痛苦。遗憾什么的…全然没有。

浩平「……」

贴着冰冷的墙壁,崩溃似地坐了下去。很快我就不会觉得冷了。低下头来,视线正好落到舞台上。

澪「……」

浩平(……!)本应空无一人的黑暗中,有个少女站在那里。少女观察着四周,似乎是在黑暗中找寻着什么。浩平(……澪。)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对于已经把我忘却的少女来说,现在的我究竟算怎么样的存在呢?陌生人…吗?

澪「……」

本不该存在的少女发现了靠在墙壁上的我,朝我一路小跑过来。  视线交汇了。

浩平「澪…」

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又被我咽了回去。我很清楚,要是叫出少女的名字,只会令她混乱而已。

澪「……」

浩平「…你…有什么事吗?…在这种时间…」

我用十分压抑的声音,犹如呻吟一般的说著话。

澪「……」

少女停住了脚步。

浩平「…是这样…你的表演我看过了…」

强压着感情,从喉咙深处挤出这些声音。拼命压抑着想喊出来的冲动,佯装成一个冷静的陌生人。

澪「……」

要是我喊出她的名字的话,大概就要背负着沉重的悲伤离开这个世界了吧。

浩平「可惜我…已经没办法再看了……」

最后还是想喊。哪怕只有一次…和我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少女的名字…

浩平「……但……你的话…………」

澪「……」

虽然冒失,但却总是全力以赴。…尽管总是带来麻烦…每次总要鞠躬道歉…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有时也会很有精神地笑着…就向我俩理所当然该在一起似的…稍微逗逗她…又会气鼓鼓地瞪着我…然后只要笑着朝她道个歉就可以了…她就是如此鼓励着我…明明想为她加油,结果却是她在支撑着我…

浩平「………一定……能做到的……」

澪「……」

浩平「……继续…努力吧…」

……诶?

浩平「…澪…」

从那不能说话的嘴唇里传达出的言语之上的感情。真实的温暖…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不想承认。我一直在欺骗著自己的感情。现在,我清楚地认识到…发现到,我一直扮演著虚伪的自己。

浩平「澪……还记得我吗…」

澪「……」

(嗯!)发自内心地笑着,使劲地点了点头。黑暗中,积存了许久的泪水,闪耀着银色的光晕飞落而下。

浩平「我……」

由于和澪别离的痛苦。让我想要深信,澪只是个令人头痛的妹妹一般的存在。压抑著自己的感情。

浩平「对澪……」

澪「……」

澪想看透了我的心情一样,温和地点点头。寂静…不曾改变的寂静…但我爱的人就在身边。要离开这个世界时,被重要的人发现。或许这会给我带来相当的痛苦。但毋庸置疑,我现在非常的幸福。为什么我会那么想呢?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互相依偎在冰冷的地板上的两人。无机质地板的触感。冰冷地双手,被柔和的暖意环包着。向下看去,澪的小手悄悄地合了上去。目前为止已经不知感受过多少次拥抱的体温,唯独这回是特别的。

澪「……」

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澪,不敢迎上我的目光。真是可爱的样子。抓着她的手再次吻上去ァ§は澪の身体を寄せ、もう一度その唇を求めた。

澪「……」

最初は視線をそらして横を向いていた澪も、やがてゆっくりとァ§の方を向いてくれる。今度はゆっくりと唇が触れ合う。暖かく柔らかな感触。自分の偽りの感情を捨ててァ§は澪を感じていた。感情が止まらなかった。間近に澪の赤く染まった頬があった。ァ§は躊躇せずに澪の華奢な身体を抱きしめた。身体全体で少女の暖かさを求める。

澪「……」

澪がけなげに手を動かして抵抗の意志を見せる。それでもァ§は澪の身体を離さなかった。

澪「……」

やがて澪の抵抗もなくなる。自分でも卑怯な奴だと思う。最後の瞬間に澪を求める自分がどうしようもなく嫌だった。だけど、好きな人の温もりを感じたかった。

澪「……」

とろんとした瞳で恥ずかしそうにァ§を見つめる澪。ァ§は澪の小さな体を抱き、静かに床の上に横たえた。その上に覆い被さるような体勢で澪を見ると、想像していた以上に澪が小柄だということが分かった。その小さな身体で、大勢の人の前で、あんなに頑張ったんだ…。

浩平「……」

…だけど、ァ§は逃げた。傷つくことを避けていた。

澪「……」

冷たい体育館の感触に、澪が体を強ばらせる。

浩平「……」

ァ§は無言で澪を真正面から見つめ、そして今度はァ§の方から、唇を寄せる。

澪「……」

澪も瞳を閉じて、ァ§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る。ふわっとした柔らかな感触と少女の確かな暖かさが、重なり合った唇から流れ込む。お互い、ただじっと唇を重ねる。ァ§はこの瞬間、まだ世界に存在していることを実感しながら、少女の温もりを感じていた。そして、改めてこの少女がァ§自身にとってどれだけ大きな存在だったかを思い知らされる。ァ§は人の記憶から消えゆくとき、澪に忘れられることが一番怖かったんだ。好きな人に忘れられることが…。好きな人に、他人として見られることが嫌で、ァ§は自分の気持ちを偽って、一人で静かにこの世界を去ることを選んだ。他の誰の心からァ§の存在が消えてもいいと思った。だけど、好きな人の中から自分自身が消滅してしまうことだけは耐えられなかった。…ァ§は傷つくことが怖かったんだ。

澪「……」

どちらからともなく、合わせた唇を離す。再び視線が交わる。好きな人。大切な人。守りたい人。その人を見つめて、

浩平「澪…」

そして、ただ一言その人の名を呼ぶ。

澪「……」

澪は少しためらいながらも、こくん、と頷いてくれた。ァ§は制服の上からゆっくりと澪の体に触れた。

澪「……」

澪はくすぐったそうに瞳を細めて、顔を赤らめる。わずかに盛り上がった胸に手を置くと、澪はぴくりと体をふるわせ、恥ずかしさを隠すようにァ§から視線を逸らした。ァ§はそのままカーディガンのボタンをはずす。

澪「……」

戸惑いながらも、耐えるようにじっとしている澪。そんな姿をァ§は愛おしいと感じる。カーディガンのボタンをすべて外し、制服をたくし上げる。押し上げられた下着の隙間から、小さな突起が顔を出す。体育館の窓から差し込む月明かり。それが唯一の照明だった。その青白い光に照らされた小さな少女の身体は、あまりにも魅惑的だった。

澪「……」

澪は真っ赤な顔で、ァ§の姿をじっと見つめていた。

浩平「…触ってもいいか」

澪「……」

……。

澪「……」

……うん。澪が頷いてくれたのを確認して、ァ§は露わになった膨らみに直接手を乗せた。そして、ふわっとした感触を楽しむように手のひらを動かす。それは身体と同じように小さくて、本当に微かな膨らみでしかなかった。だけど、柔らかくて心地よくて…。そして、暖かかった…。

澪「……」

澪はその行為に、耳まで真っ赤にして横を向いてしまう。トクトクと早鐘を打つ心臓の鼓動が、手のひらを通してァ§にも伝わる。恥ずかしそうに口元に当てた手は、それでもァ§の行為を拒むことはなかった。ァ§はそのまま手を動かし、澪のおなかから胸にかけてを撫でる。くすぐったそうにため息を漏らす澪。それでも、少しずつは感じてくれているのか、さらさらだった肌がしっとりと汗ばんでいた。控え目に押し出された2つの膨らみの先端を指でこねると、澪は僅かに熱い息を吐く。手で口元を隠して、自分の反応にとまどいの表情を浮かべているようだった。

澪「……」

澪の吐息に反応して、白い胸が上下に動いているのが分かる。

浩平「…嫌だったら、言ってくれな」

浩平「ァ§は澪を困らせることだけはしたくないから…」

澪「……」

赤く染まったままの顔をァ§の方に向けて、ふるふると首を横に振る。そして、屈託のない笑顔。

浩平「…澪」

いつもの笑顔。ゆっくりと、頷く。ァ§の瞳をまっすぐ見つめて。

浩平「…ァ§、澪のこと」

『さよなら、澪』

浩平「悲しませることばかりしてたんだな」

澪「……」

ううん…。けなげに首を振る。

浩平「ごめんな、澪」

…本当はお前のことずっと好きだったのにな…。…その気持ちを自分で認めなかったのはァ§の弱さだな。

澪「……」

…ううん。ァ§の心を見透かしたように、悲しげに首を横に振る。

浩平「…澪」

澪のことを好きだから。だからもっと澪を感じたいと思った。ァ§は身体を起こすと、澪のスカートに手をのばした。横のホックを外し、スカートを脱がせる。澪は胸元で手を合わせて、ただじっとしていた。それでもスカートを脱がせるとき身体を浮かせてくれる。

澪「……」

そのまま、ころっと横になる澪。やはりこの季節の体育館は冷たくて、澪は自分の身体を寄せるように小さくうずくまった。

浩平「…澪」

ァ§は少し躊躇した後、澪の下腹部に手を伸ばした。そして、下着越しに澪の部分を指先で触れる。

澪「……!」

その行為にとまどいの表情を浮かべ、ァ§を見上げる少女。

浩平「…大丈夫だから」

澪「……」

…うん。ためらいがちに頷く。それでもさすがに抵抗があるのか、見上げた瞳は少し涙ぐんでいた。ァ§は澪を怖がらせないように、できるだけ優しくその部分に再び手を触れた。

澪「……」

その部分は、胸とは違った柔らかさだった。ふにふにと指の先で触る。その行為を繰り返す内に、澪の顔が上気しているのが分かった。小刻みに吐き出す吐息が熱い。下着の触っていた部分が、微かに湿り気を帯びていた。

澪「……」

澪は身体の変化に戸惑うように、さらに小さくうずくまった。そして、ァ§は澪の大切な部分を直接見たいと思った。下着を掴んで、引き下げようとする…。

澪「……!」

しかし、これにはさすがに澪が抵抗した。ァ§の腕を握りしめて、涙を浮かべながら必死で懇願する。

浩平「…大丈夫だって」

澪「……」

…ふるふる。

浩平「…どうしても見たい」

好きな人の身体だから…。

澪「……」

えぐっ…。…そう言うと、澪は涙目で頷いた。

浩平「……」

その姿を見ると、さすがに抵抗があるな…。

浩平「そうだ…それなら自分で脱ぐか?」

…ぽかっ!澪が力無くァ§の身体をたたく。

浩平「…だったら、ァ§が脱がしていいんだな?」

澪「……」

…うん。少しの罪悪感にさいなまれながらも、ァ§は自分の思いの通りに動いた。もう一度下着に手をかけ、そして、脱がせていく。ゆっくりと澪のその部分が露わになる。薄暗くて殆ど見えないのが残念なくらい、官能的な場面だった。

澪「……」

これ以上ないくらい顔を真っ赤にして、ァ§の方を見ないようにしている。可愛い。その言葉がぴったりだった。そして、愛おしかった。ァ§は澪の腰に手を回して、小さな身体をたぐり寄せた。ァ§はすでに大きくなったものを取り出し、露わになった澪の部分に宛う。先端部が澪の部分に触れる。

澪「……」

明らかに指とは違う感触に、澪の表情が強ばる。

浩平「…嫌なら、やめるけど」

本当にそのつもりだった。だけど、澪は…。

澪「……」

強ばった表情を少し崩して、ァ§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た。

浩平「…分かった」

柔らかく潤ったその部分を確かめるように、ものの先端を宛い、そして、ゆっくりと挿入する。

澪「……」

苦痛と恥ずかしさで、顔を背ける澪。だけど、澪の中はあまりにもきつかった。押し込んでも、それと同じだけの弾力で押し返してくる。

澪「……」

もっと強く押し入れる。ぐぐ…。先端の部分が少し澪の中に消えた…。

澪「……」

ひぐっ…と澪の顔が強ばる。

浩平「…だ、大丈夫か?」

慌てて尋ねると、澪は大粒の涙をぼたぼた流しながら、それでも懸命に笑顔で頷いた。

浩平「…澪」

どう考えても大丈夫なわけはないのだが…。

澪「……」

うんうん…。先を促すように、優しく頷く。ァ§はもう一度澪の中に腰を沈めた。…少しずつ。ァ§のものを包み込むような、柔らかくて熱い澪の中。…少しずつ、少しずつ。柔らかくぬるっとした感覚に包まれながら。……うぐっ…。何かを押し切ったような感触だった。一気に、ァ§のものが澪の中に埋没する。

澪「……」

流れ出る澪の涙。そして、ァ§は澪の腰をつくように挿入を繰り返す。何度も何度も…。…少しでも長く、澪を感じていたかった。ァ§は一度澪の中から埋没したものを引き抜いた。うぐっ…。澪が息を漏らす。そして、ァ§はそのまま澪の身体を抱き起こした。澪の後ろに回り小さな体を抱える。そのまま背中から手を伸ばして、柔らかな腰を掴みゆっくりと持ち上げる。そして、もう一度澪の中に自分のものを挿入した。澪の体重を受けて、一気に沈み込む。

澪「……」

ぐうっ…と耐えるような表情。すぐ間近に澪の可愛い顔があった。ころころと表情の変わる元気な女の子。今は、ァ§の為に涙をたたえて健気に身をゆだねてくれる。

浩平「…澪、ァ§のこと好きか?」

澪「……」

うんっ。必死で笑顔をつくって、頷いてくれる。そして、腰に回したァ§の手を求めて、澪も手を重ねる。お互いの存在を確認するように…。ァ§は澪の中を感じていた…。思いつく限りの方法で、澪に自分の気持ちを刻み込みたい…。ァ§が澪を好きだということを伝えたくて…。澪がァ§を好きでいてくれることを実感して…。冷たく堅い床の上で…。ァ§は澪の暖かな存在を確かに感じ取っていた。最後の一瞬まで…。(砰…!)体育馆的铁门在身后重重地闭上。

澪「……」

澪羞怯地站在旁边。

浩平「…差不多该回去啰。」

澪「……」

(…嗯。)穿过小径,我们来到了中庭。步入开阔地的同时,一直躲在云缝里的月亮也露出了她那鲜黄的身姿。满月的光辉洒落尘寰,地面铺上了一层银色,宛如黑暗中升起的舞台一般。

澪「……」

澪一脸喜悦地看着这梦幻般的光景。

澪「…澪,本来想送你回去的,但…」

澪「……」

已经没时间了。心里非常清楚。我现在就像用一根手指挂在这个世界的边缘一般,勉强维持著自己的存在。

澪「……」

没有点头,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的眼睛。

浩平「…对不起,澪。」

澪「……」

浩平「…自己回去行吗?」

澪「……」

(…嗯。)慢慢地点点头。

浩平「不会迷路吧。」

澪「……」

(…嗯。)

浩平「这样的话…」

澪「……」

浩平「那么……明天见……」

澪「……」

(……)

澪「……」

(…嗯。)

浩平「…再见,澪。」

澪「……」

(…嗯。)澪微笑地点头回应。

澪「……」

朝我使劲地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了。

浩平「……」

对不起…澪。澪一步一回头,慢慢地离我远去了。

浩平「…别摔着啦!」

澪「……」

(没事啦。)举起素描簿朝我辉了挥。……静默地目送着澪远去的身影…澪小小的身体渐渐溶入黑暗………………我呢…

浩平「…澪!」

澪「……?」

听到我的呼声,澪停下了脚步。孤身一人迎接最后一刻…这是减轻悲伤的唯一办法…然而…我还是跑了出去…奔向那个一无所知,却又默默地信任着我的澪…

澪「……」

浩平「抱歉,澪……在留下来陪我一会吧。」

澪「……」

直到我在这个世界崩坏的瞬间…在仅存的时间里。还想再多感受一点喜欢的人的温暖。

澪「……」

这是我最后的执着。

澪「……」

澪没有反抗。…静静地在我怀中。温柔地微笑着。…接受了我任性的请求。接下来,还有最后一件事,必须让她知道。

浩平「…被你抢先的话,感觉就不够帅气了。」

我紧紧地抱住澪的身体…为了抵御那越来越稀薄的存在感…也为了把想说的话…传达给所想的人…

浩平「…澪」

浩平「…我喜欢你。」

在我的身边,总能看得到她的笑脸。天真无邪的笑脸。一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只是单纯的……害怕伤害到她…害怕受伤…所以逃避着接触…12月…没有意识到的重逢。然而那时,我确实有那个预感。1月…两人每天都形影不离。虽然微乎其微,但确实在一点一点地朝前迈进。2月…分别的时候到了…但我只想一个人默默地离开…3月…互相确认了感情。然而…我消失了……澪背上的重量瞬间消去。澪转过身来。而我不在这里。………但……即便如此,澪…依旧对我的话深信不疑……朝我温柔地微笑着…这是世界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喜欢的人的…笑容。所以,我作了这样的约定…『一定会回来的呦。』『所以,在那之前…』『能一直等着我吗?』『(嗯!)』……像大海波涛般,流动着的时间波浪悠闲地来而复回。世界也仿佛停止了。『那个』…嗯。『你好』…嗯。『怎么啦?』…在生气吗,澪?『?』…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做到。还一直让你伤心…直到最后一刻还是伤害……只有悲伤而已。……『不对喔』……『…因为…』早晨的练习结束,我们回到了活动室。看看手表,午休时间只剩下一点点了。一起回来的另一个女孩,问我该怎么办。跟我同样是2年级的女孩,一脸为难的看著时钟的指针。然后,互相检查了一下对方的服装。看来是来不及吧舞台装换成校服了。没办法,就这么将就着去学校食堂吧。一个人去故然有点害羞,两个人的话就没关系了。…即便这样…那个女生要去打饭,我得留下来占位。就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不停地吸引着周围人好奇的视线。不久后,那个女生在人群中挥了挥手。接着,摇摇晃晃地捧着料理朝我走来。没事吧…?那个孩子实在太冒失了。屡屡做不成事,但永远都那么拼命…或许,正是因为看着她的缘故,我才能一直努力着吧。(…咔唰!)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动。整个食堂的目光全往那边集中过去。只见那个女孩跌倒在地上。前面还有一个男生坐在那里。被拉面汤泼了一头一脸。……?那时,忽然有了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觉得这个男生似乎在哪见过。…是呢…没错,大概在1年前加入戏剧社后,只待了几个月的那个学长。和澪一直在一起的男生。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奇怪,为什么一开始会记不起来呢…?『…因为…』『一定会回来的』(喀嚓--------)(喀嚓-----------)看看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吗…?(喀嚓--------)(喀嚓-----------)唉,看来不该提早一小时到的。剩下的那1个小时,就是货真价实的迟到了…谁会在寒假最后一个约会迟到的啊。那家伙,绝对是迷路了…(喀嚓--------)(喀嚓-----------)明天开始,她就是最高年级的学生了………还是依然故我吗?……春风柔和地吹拂着,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嗯,不错。真是一个好天呢。(喀嚓--------)(喀嚓-----------)…不管怎么说,她也太慢了。会不会是真迷路了?没办法,出去找找吧…

浩平「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

但是在这种好天,出去散散步也是值得的。

浩平「对了。」

(喀嚓-----------)

浩平「…先去商业街…咕哇!」

澪「……」

(笑笑)

浩平「…闷,闷死了。」

澪「……」

(笑笑)

浩平「…澪!」

浩平「你,你怎么回事?」

浩平「又迟到了!」

澪「……」

(嗯。)在我身边很有精神地点点头。

浩平「不要总是『嗯』啦。」

浩平「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澪「……」

(嗯,嗯。)使劲地点着头。…果然跟预料的一样…

浩平「你就不能吸取点教训吗?」

…哈。在她身边,我只有叹气的份…

浩平「也罢,要是真迷路的话,那已经算很早了。」

澪「……」

(嗯!)

浩平「唉,还是死不悔改。」

澪「……」

(笑笑)尽管如此,但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变的…正因为将自己委身于不停流动的时间当中,我才能够在充斥著无聊的日常生活中,感受到幸福的存在。告诉我这件事的,大概是…

澪「……?」

浩平「没,没什么。」

澪「……?」

浩平「都说了没什么的。」

然而我一直在想着……在那时。…在那个瞬间。究竟是什么把我联系在这个世界的呢?

澪「……」

没想到,也许是因为这个无论如何都要赖在我身上的麻烦家伙,我一直没办法放著她不管的关系吧…

澪「……」

(笑笑)

浩平「澪,你打算这样挂多久那?」

澪依旧黏在我的背上。听到我的问题。她就跟平时一样。用满脸天真的笑容。打开素描本回答了。

『背上,好暖和呦』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