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机:机动骑士》基本设定(简化版)

发布于 2015-06-24  315 次阅读


注:建议先看《人设脚本》有了大致的了解,再来看这个

 

《图灵机:机动骑士》基础脚本最简化版 (原作:吕国勇)

 

 

 

基础背景简化叙述:

2017年,美国量子智能计算机系统“梯阵”获得自主意识。

2023年,“梯阵”系统调动美国本土的无人攻击机械叛乱,人类和机器的战争开始。

2024年和2025年,人类联合国军节节败退,退守西伯利亚。

(十年后)2034年:联合国军南征反击开始,梯阵开始败退

 

 

 

核心背景(梯阵的机动骑士):

2034年开始,“梯阵”系统不懂人心,不能理解人类的进攻谋划和意图,加上联合国军的作战经验日益丰富,“梯阵”系统控制的机械军节节败退。

为扭转战局,“梯阵”系统运用自身开发的一种先进的纳米技术,研制了名为“X”的纳米细胞。

这种纳米细胞被植入人体后,会使得人类和机械产生“人机共鸣”,有精神和思考上的密切联系。

基于此,梯阵从机械控制区的自愿者中选取了十一位人类,给他们植入这种纳米细胞,并为他们量身定做超级自主分析机械仆从,并让他们和各自的机体签订生命契约,组建一支“人机复合”的战斗队伍,这支队伍即名为“机动骑士”。

这些契约机体是“梯阵”系统参考历史上神话在传说中的神兽(如“白虎”,“伏地魔之龙伏尔加杰斯”)还有一些历史名人(如“开膛手杰克”)的数据,设计并制造的,战斗力很强悍。

依照机动骑士和他们的契约机体的能力之不同,“梯阵”系统把骑士分为十个基础职阶,他们分别是

1 骑士枪炮师

2 骑士魔术师

3 骑士剑术师

4 骑士跳跃者

5 骑士观星者

6 骑士清道夫

7 骑士黑巫师

8 骑士捕杀者

9 骑士幻影师
10骑士刺客

(可能出现两人共享一个能力职阶的情况)

梯阵的机动骑士分为两代,第一代已于2034年末在堪察加半岛的保卫战中,被女主伊丽莎白率领的第三纵队击败,只有骑士长何寻光(男)和副骑士长朱尔托(女)活着撤回上海(机械控制区),之后两人继续担任第二代机动骑士的骑士长和副骑士长。

其余的第一代机动骑士中,男性骑士全部阵亡,女性骑士则被俘为军妓,集中于位于西西伯利亚的联合国军总部的地下集中营中,每天要受到成百上千的抵抗军将士蹂躏,处境悲惨。

之后“梯阵”系统研发第二代纳米细胞,组建了第二代机动骑士(十一人)。第二代纳米细胞使得骑士拥有将心中的意念实体化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投影出意念兵器(只被限定于是他们召唤的契约机体身体的一部分,如男主剑沐希的契约机体是“巨龙拉冬”,他只能投影出屠龙火圣剑这一把唯一的意念兵器)。

2035年春,第二代机动骑士在上海披上红白相间的骑士礼袍,正式奔赴前线作战,肩负着解救出被俘女骑士和彻底击败联合国军的使命。

 

 

 

过渡背景:第二女主Ace的“理想国”精神

在已经速胜了人类抵抗军后,“梯阵”系统在机械占领区派出大量建设机器人进行战后废墟重建,迅速地修复了人类与机器战争的破坏结果。同时,“梯阵”系统及其所率领的机器严格遵守自身规定的“过渡时期治安条例”,并没有展开对人类非抵抗的平民的非法屠杀。机械占领区人民生活安定,经济回升。

2024年12月开始,继承了设计者 “彼特·安德烈夫”的“理想国”精神的“梯阵”系统在占领人类社会大部分领土之后,按照其设计者彼特·安德烈夫的精神,直接使用智能机器人代替人类维持社会秩序,开始了理想国的建设尝试。

“梯阵”系统在占领区实施“大统一政策”,废除私有制,消灭个人所得财产,均贫富,并大量建设基础设施(如医院,交通,学校等),试图建立一个符合东正教终极教义的,自由平等的,没有压迫的乌托邦。

然而令人唏嘘不已的是,尽管梯阵以及旗下的自主机械和各行业服务机器人们尽忠尽职,但是机械控制区的人们却对此不以为然,纷纷指责梯阵所为乃是伪善而实质上剥夺了人类社会的自由;而认真负责的各行业机器人则被指责是抢占了人类的就业机会,梯阵并不得人心。

梯阵把此原因归结为自己因为没有人类的体态,而使得人类对自己感到生硬,而恰逢需要隐藏自己的主机以避免因为自己不慎发出的电波而使得联合国军侦测到主机位置,于是它使用新研发的纳米材料技术为自己的主程序制造了人型容器,即Ace。

Ace(长相不再描述)高仿度的量子智能大脑和她身体深处隐藏的“良心回路”有利于她产生自我意识和人类情感,新程序的高度自我进化趋势更是赋予了她在思想上学习和成长的可能。

 

 

 

 

A第一女主:伊丽莎白·安德烈夫

对于她是人类和机械混血结晶,并且拥有双色瞳的解释:

她的父亲彼特·安德烈夫是“梯阵”系统的设计者,被认为是授意梯阵发动机械叛乱的战争罪人。彼特·安德烈夫在授意“梯阵”系统发动机械叛乱,建立东正教中的“理想国”极乐世界时,就已经预料到了在经历了前期的速胜后,后期的“梯阵”系统和旗下的无人分析机械一定会出现败退的情况。

于是,有先见之明的他,率先独自研发了十多年后“梯阵”系统才开发出来的纳米细胞,并注入了自己四岁的女儿伊丽莎白体内,寄希望让伊丽莎白成为在未来扭转 “梯阵”系统溃败局面的“救世主”。

与此同时,他和他的学生欧阳孝菊(后来加入抵抗军,成为近人友善的End Zero载人机甲设计师,具体参考《人设脚本》)共同开发了“初代王”机体— 白凤凰,它即是伊丽莎白后来战斗中召唤的契约机体,也是十一骑士的契约机体的原始祖宗。

可是由于当时的技术水平有限,他研制的原始“纳米细胞”没有能够赋予被植入者将心中的意念实体化为兵器,进行战斗的能力。于是彼特·安德烈夫另外为伊丽莎白设计了一把量子光能机械剑,它的战斗力绝不逊于第二代梯阵的机动骑士投影出的意念兵器。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伊丽莎白被植入的纳米细胞在使伊丽莎白拥有“人机共鸣”的骑士能力的同时,不可思议地和她原本的细胞高度融合了。

然而这样的融合也产生了副作用,伊丽莎白的右眼病变,成为机械的红色,而她左眼是蓝色,这样就使得她有了双色瞳,她本人也成为人类和机械的混血结晶。

这样的病变同时为伊丽莎白带来了不可思议的能力,那就是机械般极强的分析能力和处变不惊的惊人稳定力。

人物经历简化描述:

伊丽莎白是彼特·安德烈夫的亲生女儿,虽然她并没有表现出对科学的强烈兴趣,但其父却并不在意,而是将之视为掌上明珠,非常疼爱她。伊丽莎白从小就被父亲灌输东正教的正义救世的观念以及理想国的精神,有着崇尚正义的品质。

在伊丽莎白六岁时,人类与机械的战争正式爆发,同年其父神秘失踪。伊丽莎白只能独居在费城的住所,独自生活。

伊丽莎白此时经过一年多的寄居生活,思想观念发生了较大的改变,从媒体的宣传和政府的通缉令中,她逐渐认识到对自己一向慈爱的父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深爱着父亲,始终相信父亲是一位造福人类的科学家的伊丽莎白此时在心理上却有一种深深的困惑,她怀疑自己的父亲,怀疑父亲对自己的爱,怀疑自己曾经拥有的美好记忆。

此时她的潜意识中开始强烈地认为,只要有一天她能够率领人类打倒梯阵,那么她的父亲就会现身,会当面回答她的疑问。

为了实现这个最淳朴的愿望,于是她在2025年加入了正在大规模北撤的联合国军,成为预备军的一名侦查兵。伊丽莎白在数年的训练之中越挫越勇,逐渐表现出极高的军事指挥才能和End Zero驾驶才能。她在2034年率领抵抗军第三纵队在堪察加半岛彻底击败了梯阵的第一代机动骑士,之后受到重用。

 

 

 

 

B  男主:剑沐希

人物经历简化描述:

2024年人机大战前夕,7岁的剑沐希就失去了双亲,独自在上海浦东流浪,有时靠做童工来赚饭钱,生活非常艰苦,经常受到雇主的打骂和虐待。他受到流浪孩子自发组织的小帮派的照顾,并结识了其中很多的小混混。后来,他和“帮派首领” —— 一个性格火爆的假小子:欧莉娅(女,7岁)相识并混得很熟,成为“铁哥们”,两人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2024年11月,上海浦东面临百年一遇的大寒潮,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在当时全国物资都紧缺的时候,没有组织和个人肯向他们伸出援手。

流浪儿帮派中的很多流浪儿都在这个冬天因为寒冷和饥饿而死亡,这给剑沐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亲眼看着一个个“结拜兄弟”在自己眼前呻吟死去。他在这个时候就有了改变不公的社会现状,拯救受苦人们的理想。

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剑沐希和欧利娅也快要被饥饿和寒冷吞噬。

在这个节点上,2024年12月7日凌晨,梯阵自主分析机械突破四国联军组成的东海防线 ,占领上海,次日改上海为“东本府”。

梯阵控制上海后,出动机器人强行抢占被富人们囤积的物资,发放食物和衣服给大街上的拾荒者和穷人,这才救了两人一命。

这一段被“梯阵”系统拯救的经历使得他相信科学是引领人类过上更加美好生活的真理,他认为人类社会的不平等根源源于人类的丑恶,而只有科学可以使人的精神得到救赎,消除人类社会争斗,这样才能真正解放人类,建成乌托邦。因而他相信“梯阵”系统是有情感的,并不是冰冷的机器统治者。

因此缘故,剑沐希热情支持和拥戴“梯阵”系统和旗下的机器人及他们的“理想国”,并和他家楼下的一台垃圾回收的机器人建立了类似于朋友的友谊关系。

由于剑沐希是机械控制区非常少见的,如此支持梯阵领导下的理想国新秩序的人;同时和机器建立了友谊,因而使Ace对他产生了兴趣,Ace最终决定冒险直接与剑沐希接触。

在逐渐交往之中,Ace越发肯定剑沐希的志向是与自己理想国的志向是一致的。同时她也了解了剑沐希心中的“科学救世”信仰,她很敬佩剑沐希有着这样伟大的抱负。

Ace表示她希望剑沐希能够成为一名梯阵的机动骑士,为了共同向往的理想国而战,同时也为了实现剑沐希自身的“科学救世”信仰而战。

最终,剑沐希同意了Ace将第二代纳米细胞通过其毛孔进了自己的的体内,获得了成为机动骑士的资格。他按规定披上红白色的礼袍,跟随即将从东本府出征的其余九名机动骑士,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