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师》详细脚本 (到第八话)

发布于 2015-09-26  351 次阅读


第一话:

1.   双月之夜,吸血鬼将伦敦包围,身披红色披风的驱魔师正在与他们战斗,火海一片,满地伏尸

2.   大批驱魔师们一接一个身上燃起了黑火,七窍出血后变异为吸血鬼;一名驱魔师在其他人的掩护下用银弹击退挡道的吸血鬼,往伦敦塔顶端跑去

3.   紫色天际边的是双重月亮,一赤一银,赤月边际的紫色云雾集中旋转着,出现了黑色的中心洞孔

4.   赤月下出现了拥有蝙蝠巨翼的古德拉公爵,他扇动着翅膀停留在高空,小蝙蝠群朝伦敦地面俯飞而过,很多人被极速的蝙蝠取走脑袋,火海中鲜血淋淋

5.   那名驱魔师放下孩子,念着经文,为孩子驱魔,突然古德拉伯爵出现在驱魔师的身后,咬下了驱魔师的脖子,鲜血飞溅

6.   露从梦中惊醒来,梳妆台上放着一家三口的合照

7.   露的经历独白,她从一出生开始就被父亲和哥哥亚瑟囚禁在舍尔伍德公馆中没有自由。伴随着她十六年是母亲生前留下来的黑皮圣经,她对圣经所描写的美好世界很向往,愿望是想去教堂听一次牧师的祷告

8.   露在窗前做晨祷后出门见到猫女推着猪管家,后者告知今晚有晚宴,做好准备

9.   晚宴进行中,露才得知这是订婚晚宴,和亚瑟对峙,亚瑟扇她一掌,露心情低落却强装无事;在换衣间通过窗户用床单含泪逃离

10. 露经过海格特公墓,露早前被划破的手指伤口溢出的血液形成戒指状;她手指的血滴于土中,这时在以她为中心的地面上出现了紫光编制形成的魔法阵,大量蝙蝠破土而出,环绕着露不断飞翔

11. 墓前的大树根拔地而起抓住露的四肢并把她半吊在空中,大树露出了人的嘴脸,发出诡异的人群的笑声

12. (舍尔伍德公馆内)猫女多次敲门,然而不见露回应,于是开门发现并没有人,她意识到露通过床单从窗户逃走了

 

第二话

13. 露被吊得喘不过气来,多次挣扎但却无用,她瞳孔从蓝色变成了红色,面部和全身开始凸出黑灰色的筋,她开始受到恶魔的附体

14. 罗萨门神父突然出现,用圣水溶解了树人的长根放下了露,又用咏唱圣歌和出示十字架的方法击退了缠绕露的蝙蝠群体

15. 罗萨门神父受到已经神志不清的露的攻击,然而他将十字架贴着露的额头然后念起约翰福音;最终,露的身体被夺回,但她本人晕了过去

16. 这时一排排树突然都有了面孔,它们的根连地拔起,对两人发动了进攻;黑沐鬼影般冲出并用镰刀砍断了树根;乘此间隙,罗萨门神父用转移水晶与露移动到了白教堂

17. 女仆发现露从房间窗户逃走,亚瑟、近卫出公馆寻找,看门犬凭借气味追踪到海格特公墓;亚瑟发现了空间转移的痕迹,由于圣法气的干扰暂时无法估算具体传输地点

18. 露和罗萨门神父来到白教堂的主殿,遇到六七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士,他们都是驱魔师公会的人

19. 罗萨门神父对露了解得非常详细,在说出露的身份是舍尔伍德家的二小姐、华伦斯的亲生女后;其他人非常吃惊,罗萨门神父告诉她人们都以为舍尔伍德家的二小姐在10年前的”吸血鬼之夜“已经死亡

20. 罗萨门神父将露带到地下室,打开了一个密封的箱子,为露戴上里面的十字架,解释到这个十字架蕴含着强大的圣法气力量,千万不能随便摘下

21. 罗萨门神父告诉露她的身份很重要,露很奇怪,同时表明了担心家人会很不安的顾虑,然而罗萨门神父却很肯定舍尔伍德家很快会找到这里

22. 罗萨门神父将露带到神职人员的宿舍区内,告知她今晚暂睡在自己的房间,之后他就离开了

23. 亚瑟一行无功而返,随从们在公馆中展开了争吵,亚瑟极力克制,请大家回室自寝,众人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24. 亚瑟深夜驱车离开公馆,在圣詹姆斯公园外的街道上停了下来,走近一个准备收铺的烧鱼摊子,要求启用公会的情报网追踪露的去向,然而情报少女表示亚瑟没有获得授权,但几经舌战,对方终于妥协:“明日八时送烧鱼货至府上“,亚瑟遂驱车返回

25. 亚瑟回至公馆客厅时,看到女仆独自坐在最高一阶上等候亚瑟归来,女仆欢迎亚瑟归来,并对没有看好小姐表示歉意,亚瑟并没有责怪她,反而劝她回去休息,女仆望着亚瑟在楼道中渐渐离去的背影

26. 露难以入寐,一直在回想今天发生的各种突如其来的事情,突然,门响了

 

 

第三话:

27. 露打开了门,被暴男一记快拳击中,倒在了地上,暴男一看自己打倒的不是罗萨门神父,慌忙地道歉,然后飞快地离开

28. 暴男又撞倒了直行的凯西,暴男请求凯西去看看那个倒下的女生伤势如何,然后就飞奔而走了;凯西来到罗萨门的房间,扶起倒地的露,却发现她已经被打得半晕

29. 露醒后,她为露敷上冰袋,两人开始对话;露解释自己只是暂住于此,凯西则回答了关于特雷斯尔神父和暴男的一些情况,以及连自己在内的五人参与驱魔师课程的事情

30. 凯西和露交谈,涉及驱魔师,露开始对驱魔师产生兴趣

31. 次日清晨,亚瑟在书房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披上了毛衣以防着凉;近卫抱着一个木箱推门进来表示货到了;两人摆弄一番,终于把藏在烧鱼鱼肚中的纸条取出,上面写着“白教堂”

32. 亚瑟和近卫如临大敌地下楼、离开公馆、驱车出发,到达白教堂(当时是周六,教堂不开放)

33. 两人进入到主教殿,看见了背对着他们的罗萨门神父,神父表示伪造露的死亡并藏匿的行为欺骗了驱魔师公会,是一项重罪;亚瑟与神父争执,近卫的长矛对准神父

34. 教堂的天花板上降落手持大镰刀的黑沐,两人发生战斗;近卫下风,这时露刚好从神殿后台走到前台,近卫的长矛差点击中露,却受到一股冲击波的阻挡

35. 露和亚瑟抱在一起,神父说要离开可以但要露本人愿意;超乎亚瑟预料的是,露决定留在教堂,成为一名驱魔师;亚瑟虽反对但最终被露打动同意,两人跪地泣拥

36. 亚瑟和近卫离开了白教堂,在门口发现了情报少女,对方表示亚瑟从今开始成为教会的重点监视对象;而由她由于违例动用了公会的情报网也被罢免了职务,受到了留会察看的处分

 

 

第四话:

37. 近卫、亚瑟和情报少女三人驱车返回舍尔伍德公馆;亚瑟和猪管家谈话,说明基本情况,猪管家提醒亚瑟注意驱魔师公会的高层的动向,指出罗萨门神父心怀鬼胎

38. 白教堂内,罗萨门神父将介绍白教堂的基本情况,并为之安排了一间房,并且将露以插班生的身份介绍给了参与驱魔师课程的其他学员;然后正式上课

39. 晚上,亚瑟和众人共进晚餐,情报少女也大展厨艺身手受到众人的认可;晚餐后克拉奇警探登门说何内克督查请求亚瑟公爵前往国会大道

40. 亚瑟和情报少女、近卫三人前往,何内克督查接待,说明了现场发现了一具枯尸,于7年前的“血之夜”的枯尸非常相似,亚瑟怀疑与古德拉公爵的复活有关于是开始调查

41. 情报少女发现围观人群中有一人可疑于是上前跟踪,却被诱入于废弃的巷道中;亚瑟发现她不见了,于是开始寻找她,结果在一条街外的胡同中找到了昏去的她

42. 近卫和亚瑟将情报少女送到医院,被救治后她醒来了但是亚瑟察觉到了微妙的异常,然而情报少女表现正常因此没有放到心上,当晚两人就在医院的走廊休息,亚瑟做了一个噩梦后惊醒来

43. 露在白教堂上课,开始学习祷告的知识,她对圣经的熟练程度令老师和同学感到惊讶,同时遭到未能背出章节的冷眼女的忌惮

44. 亚瑟再次和近卫来到警察局,翻查档案发现相似的案件六七起,督查被女王召见下令尽快破案因此不在,之后亚瑟和近卫去停尸间调查了一下尸体,发现了线索

45. 中午,女仆来到警察局,见到亚瑟和近卫,带来便当,亚瑟拜托女仆去医院照顾情报少女;

46. 女仆走后,亚瑟和近卫来到案发现场,并注意到旁边的一个沙井盖,开始怀疑嫌犯是人类并通过下水道完成作案;两人搜集资料后确定了各条下水道线的终结点——澈多尔码头并来到此处

47. 人群中亚瑟注意到一个瘸腿的卸货搬运工,对方在其靠近时开始逃跑;亚瑟令近卫请求警察支援,自己紧追不舍,将其逼到高空的吊船台,亚瑟拿出手枪准备搏斗

48. 搬运工也拿出手枪,但无战意;他描述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后饮弹身亡,警方赶到

49. 亚瑟意外地发现这男子身上有恶魔存在的痕迹但是并没有邪气,这时他突然想到昨晚情报少女的不对劲之处,马上意识道恶魔已经从搬运工身上转移到情报少女身上,和近卫一路狂奔向医院

 

 

第五话:

50. 返回的医院的两人看到了病情已经失控的情报少女,女仆告诉他们情报少女的情况,她突然高烧不退,全身水肿,已经病危

51. 亚瑟不顾众多医生护士的反对,决定要为她做一次驱魔仪式

(穿插)白教堂内,柯林教士开始讲解驱魔的条件和基本流程(相互衬托)

52. 亚瑟使用辨别方法确定了情报少女已经被附身(白教堂讲解判别附身与否的方法)

之后亚瑟完成了一次驱魔仪式,驱魔成功(白教堂讲解驱魔仪式的步骤)

53. 情报少女的病情得到稳定,只是暂时昏厥了过去,亚瑟令近卫和女仆暂时回去,自己留下来照顾她

54. 柯林教士将学员带到地下室,开始传授对物驱魔的方法,在使用“妖镜“做示范的时候,露中了魔镜的妖术被冷眼女嘲笑,冷眼女和众人则成功通过测试

55. 测试结束后,露希望冷眼女能教她然而却被后者嘲讽一番,凯西上来安慰露并和露一起出教堂准备为斋戒期满的明天的晚餐购置食材;之后两人去摄政公园散步

56. 凯西和露交谈了自己的经历,并表达了对舍尔伍的家族强制兼并了他们家的祖业——入殓师馆间接导致她的爷爷忧愤而死的不满;这使得露害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57. 这时一位魔术师般的男子上来为两人表演了魔术,缓解了尴尬的气氛,魔术师变出一朵玫瑰送给两人,两人未加防备将之插在了菜篮子的卷心菜中;一路上露总感觉听到了青蛙的叫声,但是凯西说露幻听了

58. (穿插)黑沐在远处的高树上监视着他们

59. 情报少女醒来,情报少女告诉亚瑟7年前“血之夜”保存下来的枯尸两个月前已经从联邦经济情报局的地下室失踪,驱魔师公会的高层怀疑古德拉伯爵已经复活

60. 近卫告诉亚瑟今晚奥古斯汀子爵会偕同千金上门拜访,亚瑟和近卫、女仆三人返回舍尔伍德公馆,情报少女则继续在医院休养

 

 

第六话:

61. 回到公馆后,众人在为晚宴准备,然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仆人们将女仆精心布置的一切弄得乱七八糟,亚瑟临危指挥,化险为夷,众人非常佩服

62. 晚宴中,败事有余的仆人们为亚瑟添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但亚瑟均能冷静应对,使晚宴顺利进行,期间双方谈及了露的问题

63. 餐后奥古斯汀子爵和亚瑟谈正事,他表示有委托人通过他为中介,希望通过亚瑟的殡仪场处理一些尸体以掩盖某些案件的存在;亚瑟答应一周内会给回复

64. 期间,近卫陪布兰妮游览整座公馆,了解了公馆和舍尔伍德家族的历史,布近卫产生一些好感;稍后子爵和布兰妮告辞

65. 深夜,白教堂内的厨房开始充斥着青蛙的叫声,青黑色的红眼青蛙一个接一个地从菜篮子跳出来,无穷无尽

66. 夜里,一个流浪者潜入白教堂内部,想要从厨房里偷点东西吃,结果发现厨房里有青蛙的叫声,越来越多的青蛙出现并扑到他身上;最终他被吞噬,来不及发出任何叫声

67. 次日清晨,有修女经过厨房门前时发现有着一摊血迹,开门一看,看到一具内脏被吸食干净的无头男尸,警方随即到场展开调查

68. 何内克督查怀疑此事与伦敦的拜撒旦教的左翼分子有关,于是让克拉奇警探去舍尔伍德公馆请亚瑟到白教堂协助调查,这使得露非常担心自己是舍尔伍德家的人这件事暴露而使凯西厌恶自己

69. 克拉奇警探却发现公馆里并无人

 

 

第七话:

70. 亚瑟迎来了较为悠闲的上午,女仆的悉心照料与猫女以及阿占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产生了鲜明的对照;亚瑟收到一封来自中国的信,信中说已经备好上好的檀香木料和物色好中国师傅,将于今天到英国;亚瑟和众人于是来到澈多尔码头

71. 亚瑟发现了身后的情报少女,在对方追问下,亚瑟解释道有进军木雕业的打算,于是准备参加六月底在水晶宫举行的木雕展;情报少女则表示她是被驱魔师公会派来迎接一位重要的客人

72. 亚瑟一行接待了中国的木雕师傅,并邀之于公馆中,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中国师傅的英语非常流利,而且精通西洋文化;他说只有当受到美的撼动他才会代表舍尔伍德家族出赛

73. 亚瑟动员全公馆上下寻找美的东西来感动中国师傅,但众人的点子以及试验全部失败;如何说服他参赛成为一个难题,晚餐上众人各执己见产生了争吵

74. 晚餐上训斥了只会争执、毫无用处的众人的亚瑟回到书房,看着书桌上父亲华伦斯、亚瑟、露的三人合照,对月沉思,陷入回忆,稍憩了一会

75. 女仆手端着乘着点心的盘子推门进来,女仆代表众人为刚才的喧闹而道歉,亚瑟表示不在意,女仆提出刚才众人提出的新点子:亚瑟易容成女仆,服侍中国师傅一天,不想让众人失望的亚瑟勉强答应试一试,当晚中国师傅在舍尔伍德公馆就寝

76. 次日清晨,猫女说服女巫使用易容术协助亚瑟,前提是亚瑟也以女仆身份服侍女巫一天,亚瑟忍着答应;从早茶、中午饭、下午茶、晚饭以及各种大小杂活,女巫和师傅的各种苛刻,亚瑟都独自完成了,这令众人非常惊讶

77. 晚餐后,中国师傅要亚瑟和猫女来段即兴演出,面对如此令人尴尬的要求,亚瑟硬着头皮硬是和猫女一起跳出了“双人钢管舞”的节奏,众人为之倾倒,中国师傅终于答应出赛

78. 回到书房松一口气的亚瑟身后突然出现了女巫,女巫提醒他施加在他身上的封印很快就要失效,他所剩下的时间不多,说完她就消失了

79. 近卫进入房间,将放在信箱中克拉奇警探留的信给亚瑟,亚瑟并未加重视地扔入抽屉,就上床休息了

80. (东伦敦)一辆马车飞驰而过,何内克督查下车,克拉奇警探报告找到了认识死者的人;证人说死者和自己一样是个在附近街道流浪的乞丐,并说有乞丐喜欢翻墙进入白教堂偷吃东西,这个时候白教堂的尖叫声响起了

 

 

第八话

81. 是一位半夜提灯上厕所经过厨房的修女听到了厨房里传来很强烈的青蛙的叫声,她开门一看,厨房里是黑压压的一片红眼青蛙群,青蛙群里掷出了一个男人的人头,修女发出了惊叫声,教堂里的人们都被惊醒了

82. 赶到的众人被从厨房内黑压压的一股青蛙流吓得惊呆,红眼青蛙如浪潮般扑过来

83. 暴男随手抓上一根铁棒击退了青蛙的进攻浪潮,然而厨房内的青蛙一浪浪不断地涌来,这时数百个小青蛙集合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巨型红眼蛙朝暴男袭来

84. 罗萨门神父指挥众人阻挡青蛙的攻击,神父下令在场众人将地窖里的葡萄酒搬上来,众人忙手忙脚地将5个酒桶抬了上来

85. 罗萨门神父命令教堂里的4位驱魔师教士对4个酒进行祝礼,将圣力注入酒中,驱魔师培训班的6人则合作完成第5个酒桶;而暴男负责武力防守;

86. 驱魔师培训班的6人一开始还不太团结,然而冷眼女爆发出了惊人的压制力和领导力,很快6人的团队性提升了;终于5桶酒的祝礼成功完成

87. 在罗萨门神父的一声令下,2个酒桶被砍破,酒如潮水般向厨房方向的青蛙群涌去;大部分红眼蛙在碰到酒的一瞬间就消失了,然而还有少数青蛙没有被消灭;

88. 这时,红眼蛙的嘴里突然蹦出了另一个红眼蛙,如此不断地迅速繁殖,很快,红眼蛙的数量又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89. 众人又砍破2个酒桶,上述的情况重现了一次,红眼蛙的数量在减少后又快速增长。众人终于意识到只有一次全部消灭他们才能阻止他们再生

90. 眼看圣酒就要用完了,红眼蛙的攻击越来越凶猛,暴男逐渐难以阻挡巨蛙,终于倒地;之后暴男被巨蛙吊打了几回合

91. 眼看巨蛙就要给暴男最终一击,这时露的回忆又回到了7年前的伦敦雨夜,陷入了眩晕中;突然她发力一冲推开了倒地的暴男,当巨蛙的大掌拍下露的身体的瞬间,她胸前的十字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一股金色的冲击波将巨蛙击开

92. 露拉着昏迷过去的暴男,艰难地往后面的防线撤退;然而巨蛙迅速从十字架攻击的眩晕中恢复了过来,再次向两人压去,露背上受伤

93. 这时黑沐鬼影般冲出了防线,并顺手将最后1桶酒砍开;她乘着瞬间暴涌出来的红色激流快速冲上前,用镰刀给巨蛙穿膛一击,并继续冲入厨房;红酒势如破竹地涌入厨房里;黑沐则冲进厨房里清除酒流无法到达的死角,局势瞬间逆转

94. 最后一个红眼蛙黑沐还是没能击杀掉,它跳出窗口消失在了夜色中;黑沐伸头出窗结果无所发现

95. 露的小伙伴们上前扶起倒地的露和暴男,两人已经昏迷,暴男无恙,但是露为暴男挡了一击,背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流血不止。这时闻声赶到的警察们敲门了

96. 罗萨门神父示意露的小伙伴们将两人抬回房间,然而冷眼女却反对,认为暴男可以抬回去,但是露就必须送去医院;争执中,冷眼女惊奇地发现露的伤口正在快速地自动愈合

97. 见此状,露的小伙伴们只能先将两人抬到了各自的房间里,冷眼女和凯西到露的房间里查看情况;

98. 看到白教堂一副狼狈的样子十分不解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罗萨门神父则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在捉老鼠;黑沐则将昨晚遇害者的人头藏在身后以应付警察们的盘问

99. 这时凯西突然想起那天在看完魔术返回白教堂的时候,露总说放那支魔术师送的玫瑰花的菜篮子里有青蛙的叫声

100.        (伦敦塔顶端)那名魔术师将逃出来的那只青蛙捧在手心,又在一瞬间变回了那支送出去的玫瑰花;魔术师闻着沾着露的血液的玫瑰花(那只巨蛙击伤露时流下的血)

101.        突然,闻着带血的花瓣的魔术师仰天亢奋起来,高歌圣女贞德

102.        在魔术师高歌完毕后,那支玫瑰花之花瓣开始漫舞空中,在飞舞的花瓣间,魔术师带着诡异的微笑,乘上两匹白狐所引领的“狐车”,奔向天空,消失在圆月下,留下一张鬼牌飘荡在空中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