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短篇集》

发布于 2021-06-06  272 次阅读


[转帖]Memories Off Love Letter-Ayaka- - Memories Off 1st+2nd+Duet+AfterRain - KIDS Fans Channel BBS - Powered by Discuz!

注册 登录 会员 领取红包 问卷调查 社区银行 繁體 百科 MVP#3 帮助 KIDS
出處:Memories Off Love Letter~Ayaka~
翻譯者:澄空學園.小白灌水專用

致智也:

我和智也的別離,已經四年呢。智也似乎也完全回復原來的樣子,這樣我也可以安心。不過,最近,智也你似乎又在為我的事情苦惱呢。我明明沒有想過要讓智也這樣的苦悶。呐,智也……你到底在尋找些什麼呢?無論再怎樣苦苦追尋,也是無法找到我的……這不是智也的錯,所以請不要再繼續責備自己。

不過,無論我怎樣祈求,這份心情都無法傳達到智也身邊吧。所以,我要在這雪白信紙上,告訴智也你我現在每天過著的生活。如果能讓智也在看到這封信後,稍微可以安心一點,我就很開心。雖然這麼說,但這封信也無法送到智也身邊吧。不過,即使無法送到,我還是祈禱這份心情能夠稍稍傳達給智也,而寫下這封信。

智也一定會認為我會寫一些孤單寂寞事情吧。其實,我一點也不寂寞。而且,最近我也交上新朋友。她是個比我還小,非常開朗、溫柔的女孩。那個女孩,似乎也和我一樣,與喜歡的人分開。我向她說智也的事情之後,我們就變得非常要好。現在,我們已經成為無話不說的死黨。嗯,如果用智也明白的說法,就是唯笑和みなも加在一起的那種類型吧。總之,就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智也遇到的話,說不定會馬上會兩眼放光,把我的事情全拋開呢。當然,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很生氣的。像這樣,現在已經交上朋友的我,已經不再孤獨。每天都很快樂,很充實。

所以,不可以一直在意我的事情。因為智也身邊,也有許許多多關心智也的人。大家都是真正喜歡智也,為智也擔心的。特別是唯笑……把這麼溫暖的大家拋開,一個人浸沒在感傷裡,難道不是有點過分嗎?而且,大家也都背負著各自的艱辛吧……我也是……很痛苦的……

哈……說出真心話呢……不能和智也見面,也是沒辦法呢。我也想繼續感受智也手心的溫暖,想感受智也胸中的鼓動……但,這是不可能的。這是多麼的難堪,你知道嗎?這是多麼的辛苦,你知道嗎?如果,智也稍微明白的話,就請不要再繼續為我的事情煩惱,我不想看到一副苦惱樣子的智也。無論什麼時候,都能不顧一切的樂觀向前,我最喜歡這樣的智也。

最後,我要施個讓智也不再寂寞的魔法。從今以後讓智也從對我的執念中解放出來的魔法。所以,智也以後再也不用為這個煩惱。我會永遠待在智也身邊的。

桧月彩花

[受权转载]Memories Off love letters 双海诗音篇 - Memories Off 1st+2nd+Duet+AfterRain - KIDS Fans Channel BBS - Powered by Discuz!

注册 登录 会员 领取红包 问卷调查 社区银行 繁體 百科 MVP#3 帮助 KIDS Fans Channel BBS » Memories Off
1st+2nd+Duet+AfterRain » [受权转载]Memories Off love letters 双海诗音篇
Memories Off love letters 双海诗音篇
三上智也君:

在此秋凉之季,你过的还好么?总在楼顶上自己睡午觉,没感冒吧?吃太多小夜美那里的面包之后,有没有把肚子吃坏呢?我能像这样和你开着玩笑,都是因为遇见了三上君呢,今天,我怀着这感谢之情,拿起笔写下了这段文字。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用日文写信,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三上君下次来图书馆的时候要告诉我哦。

图书馆,回想起来的话,之前的我明明是那样隔绝着与人的接触呢。然而,你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明明不想借书,却每天都来图书馆和我说话。然后,不知不觉地,我自己制造的隔绝外人的墙壁,以及不属于我的虚伪假面都慢慢消失无踪了。我改变了。“不,不对,这才是真正的我”,那天你这样告诉了我。慢慢消失着的真正的我,正是因为有了你的温柔,才能从封闭的内心中走出来。我好高兴。在我心中冻结了好长时间的什么东西开始慢慢融化了,被笨手笨脚的你那毫无遮掩的温柔所融化。你那温暖的心,就好象魔法一样。这样的事情,我原以为只有在书中才会有。但是“现实比小说还离奇”这句话看来是真的呢。

啊,其实,我还有一个请求,如果可以的话……那个,我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么?不是叫你三上君,而是叫你智也。虽然平时也叫过你智也,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向你确认一下才好。不,不是说要改变什么。而是我感觉这样能更加接近你。智也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时,你发现我的惊慌了吗?有些害羞也有些高兴,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当然我没有表现出来,也不能说出来,但我确实感觉到智也更加接近我了。所以,我也想走出这一步,想要更加了解智也的事情,想要知道智也至今一直在看着什么,想着什么,以及,今后你会注视着什么走下去呢,有机会的话要好好告诉我哦,我会准备好喝的红茶等着你的。

已经写了很长了呢,不过,信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即使是平时无法直接对你说的事情,也可以用信来轻易地传达过去,如果可以的话,我还会再写信给你的。那么,祝你健康平安。

敬具

10月26日
双海诗音
附笔:我期待着和你约好一起去游乐园那天的到来。

[转帖]Memories Off Love Letter-Yue- - Memories Off 1st+2nd+Duet+AfterRain - KIDS Fans Channel BBS - Powered by Discuz!

注册 登录 会员 领取红包 问卷调查 社区银行 繁體 百科 MVP#3 帮助 KIDS
[转帖]Memories Off Love Letter-Yue-
出處:Memories Off Love Letter~Yue
翻譯者:遊戲基地.OC2310(himitsu!!)

給阿智:

給阿智寫信,是多久之前的事呢?雖然還能記得年幼時寫過多少次,上高中後,只顧玩耍,很少寫信,真正用心寫的話,一次也沒有。就這樣,要鄭重其事寫,唯笑也有點難為情……今天在車站前賣文具店員那裡,找到一套超可愛的忍忍肥貓信封信紙。見到後,無論如何不試用一下也不成………所以,下決心要寫信給阿智。阿智可能說很忙,打電話回覆也說不定……但是,只要有隻字片語回信,唯笑也會很開心。

喂……今天好嗎?是不是捉到很多蟋蟀呢?最近放學後只顧著去捉蟋蟀。唯笑做學園祭執行委員期間,和信一起要辦好校慶,坐立不安……在課室也可以看到。執行委員每個人都在背後議論說「這兩個傢伙在搞什麼」……也不應該說什麼準備在學園祭中賣「蟋蟀刨冰」的話吧。早已跟您說過,阿智您們的所作所為,如有差錯是人命攸關吧。沒有認真想過?若真要打算這樣做,也要好好試吃一下,確定一下是否安全沒有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唯笑……就饒恕您吧。

對了、對了,說起來,再談談Marine
Land(海洋樂園)。已經有很久沒和阿智一起到外面遊玩吧。唯笑於現在此刻開始,已經充滿期待,最先要玩什麼呢?當然是雲霄飛車,還有摩天輪,旋轉木馬。唯笑對星期日的等待已經忍耐不了。然而,上次阿智對唯笑說「想要一直在一起」。是第一次一起到外面遊玩,只是這樣,對唯笑來說,已經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以後只需祈求不下雨……對吧。啊!說下雨並沒有什麼特別意味!特地去玩,無論如何,天氣好的話不是好一點嗎?唯笑心中所想就只有這些。是真真正正首次和阿智約會……只有兩人一起去遊玩……怎麼可以不盡興!

唯笑想說,阿智前陣子,一直也沒有認真笑過。前陣子已經有很久愁眉苦臉……把自己的心情都表露無遺……晚上回家後就一直不出外,唯笑不要這樣。阿智很心煩吧……阿彩可會很傷心。所以,唯笑要努力!要阿智重拾以往笑容,要努力。說句認真話,唯笑在下雨天也會百感交集。所以,現在向上天禱告,祈求星期日天氣晴朗。假如唯笑願望成真的話……在遊樂場必定可以開開心心。所以,唯笑已經打算全力盡情遊玩!

最近因為做學園祭執行委員,放學後也不能和阿智在一起。因此打算平時不能和阿智在一起的時間,在星期日也要一起補償回來。所以,阿智一起向上天禱告……祈求星期日天氣晴朗!

再見,期待著星期天。明天在學校見。

11月9日 今坂唯笑

Memories Off~Fast Side~
作者:日暮茶坊
出處:想い出にかわる君~Memories Off~Visual Fan Book
翻譯:遊戲基地.oc2310(himitsu!!)

「Fami通文庫」執筆「想い出にかわる君~Memories Off~虛假的神」的日暮茶坊先生特別為想い出にかわる君~Memories
Off~Visual Fan Book獨家編寫故事!

「正午」編織故事的Cubic Cafe另一頭,唯笑心事重重……KaNa ……(蟬鳴聲)。雖然缺乏青翠景色的街道,在黃昏喧鬧中,這聲音還是清晰可聽。

「啊……」

戴著髮夾的少女,在有點破舊的白色長椅上坐下,內心漸漸地被悲傷感染。少女發出一聲大大的嘆息聲,仰視著那白雲散落,雲淡風輕的青空。當然,她不是為了來這裡聽蟬鳴之聲。然而在未能踏出這最後一步時,若然留心就發現黃昏已經接近。

「如何是好呢,即使如此……也……嗯……」

這少女在夕陽下映照著的臉旁,雖然有時看似若有所得,在明亮的臉龐中很快又再心事重重。之後,有個身影凝望這個少女。他很仔細地窺視著,以一副愛理不理的嘴臉,在少女面前出現。

「喂,『唯笑』。發生什麽事呀?『信』他不在吧。」
「喔……店長……」

在那女子叫出「店長」的聲音裡面,輕微驚恐中混雜著一丁點的安心。這少女名字是「今坂唯笑」。去年在「澄空學園」畢業,正在護士專門學校上課。她實際上是因為和Cubic
Cafe的店長約會而來的。

「發生什麽事呀?『信』今天不會來吧。」

這咖啡店,原本是從「唯笑」高中時開始相談心底煩惱事的「稻穗信」那裡得知。但「信」因為忙於工作關係,他的近況,「唯笑」只能靠電郵及電話中得知。

「最近『信』好像很忙,所以今天……希望向店長您請教而來。現在有空嗎?」
「這個嗎,有點忙吧。但既然是『唯笑』,沒有問題。」

店長再次探首向店中作出窺視姿勢,在長椅的「唯笑」旁邊坐下。

「曠課吧,是祕密嗎?這次發生什麼事呢?」
「嗯,謝謝你。其實……還是『智也』的事情。」

「智也」~三上智也是唯笑年幼時玩伴,高中時開始交往。但彼此間並不太了解,到現在為止,兩人的道路還不是很平坦。他們兩人還有一位年幼時玩伴,名叫桧月彩花的少女。長長秀髮,天真無邪笑容……唯笑摯友,在唯笑心中就像姊姊一樣,彩花在中學時曾和智也交往。因不幸事故離開這個世界,只留下他們兩人。唯笑和智也交往至今,沒有一天淡忘彩花的事。可是彩花的存在,常常令唯笑忐忑不安。店長以往也和唯笑傾談過,那時他對唯笑說:

「這是自己感覺的問題,唯笑您自己也清楚,並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吧。」

因為這些話,唯笑心中一直揮之不去的重擔,好像忽然減輕。面對自己時,將這點認清……自此之後,唯笑一直把店長看成兄長一樣。

「那麼,還在和智也交往吧?在此之後,是不是進展得很好呢?」

店長到剛才為止,還仿如唯笑一樣仰望長空。

「嗯……唯笑已經不再感到迷失。但是智也最近好像不太起勁……總有種情緒急躁的感覺。」
「既然是重考生,這種情况不是會有嗎?例如說模擬考試的成積不好。」

今年春天,唯笑及其他同學都開始升學或就業,只有智也考試失敗,在上補習班。

「嗯。之前聽說還不錯。」
「不是關於他的事嗎?」
「這個嘛……大概……我想沒有問題……嗯,一定沒有問題。」

唯笑好像要自己說服自己一樣,一面回答,一面凝視著自己打開的手心。沒有什麼證據,可就是這份內心中要相信他的情意,信守不棄。

「可是,沒有好好問他本人事情,是不知道的。對唯笑不知道怎麼開口,如果是信的話,如何呢?」
「嗯……可是智也相當逞強好勝。我想你這樣說,不見得對吧。」
「嗯,是年輕吧。」

店長正有點困惑。

「年輕……」
「對,是年輕。」

突然,從正面馬路一輛停下車子裡面,有兩個長髮女子,同樣抱著胳膊一面點頭。

「啊!?是小夜美和……静流。」

霧島小夜美和白河静流~她們兩人,雖然是唯笑的朋友,但在咖啡店見面,還是頭一遭。不用說,也沒試過相約等候。

「唯笑,抱歉。雖然無意偷聽,但我們聽到。是我和静流美女二人組出場時候。」
「對。雖然沒組合的經驗,看我們如花似玉的樣子就明白。前陣子,唯笑也說我做的布丁美味。」

小夜美和静流這樣說,一面點頭,一面把唯笑的手拉著。

「不用怕,交給大姐我們處理吧!」

小夜美原本是唯笑高中時在學校「小吃部」兼職時認識,和智也也有交情。之後,也和小夜美大學同宿舍同學静流,透過其他朋友認識。不用說,對於她們好管閒事的美德也十分清楚。可是……

「喂喂,你們沒什麼吧?」

店長驚訝看著她們兩人面容。伴隨驚訝的那份極度不安感,與唯笑實在不相伯仲。

「已經拜託店長先生,我可是和智也交往很長的時間啊。」
「……可是進展不順利吧。」

「對,姑且不論這些,我希望唯笑和智也開開心心。好事不宜遲,静流開車吧。」
「了解。去藍ヶ丘吧。讓你試試五分鐘內能不能到達。」

說時遲那時快,静流已經打開車門坐進司機座。

「喂,等……等等呀!小夜美,静流!」
「告辭。等我們消息,很快回來!」
「喂,等等……等。走得這麼快啊……」

在狹窄的路面上,淺紫色的汽車風雨雷電般擦過電燈柱,在唯笑視線裡消失無蹤。

「這兩個人沒問題吧?」
「嗯……大概……只有一點……嗯,不太安心。」

唯笑所擔心的……就是她們兩人充滿行動力,坐言起行。這些行動力有時靠得住。可是,大多數都在力不從心的情況下引起頗多麻煩……

「對。沒有辦法,姑且找一找信吧。年輕人的事就交給年輕人吧。」
「智~也~同~學!」

~叮噹!在清靜的住宅區中一座獨立洋房~小夜美正不斷用力按著對講機的按鍵,向麥克風叫喊起來。

「喂!我知道你在家裡!再不開門,我就把你『那個』錄影帶中精彩片段印出來,貼在補習學校的教室裡面喔!」

於是,一會兒後從對講機另一面傳來聽起來不大高興的聲音。

「……是……小夜美嗎?有什麼事呀?」
「不是我有什麼事呀!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呀?」

在對講機大聲疾呼的小夜美,對智也簡直是一言不合。智也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把門打開一點,防盜鍊也沒除下,只從門隙中窺視她們的表情。

「是完全不知道要和妳說什麼。啊,静流好久不見。」
「你好,智也同學。抱歉,不請自來,不要對小夜美生氣吧。」
「究竟是什麼事呀?是不是伊波健又惹花拈草呢?」

伊波健是智也的朋友,是静流妹妹的男朋友。因為他為人善良,很有女人緣。用情不專也偶有所聞。

「是嗎?有、有這樣一回事!?」
「沒這回事。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
「已經被你嚇一跳……」

吐出一口氣,放心的静流被門隙中窺視著的智也稍稍盯一眼。

「什麼啊,什麼事說來聽聽,實在有點期待?」
「不、不是這樣一回事啊。」
「……那麽,是怎麼回事?我本來可是在午睡呀。」
「對,就是啊。不是說『怎麼回事?』,是說你有什麼事?說不定你在補習學校被欺負……難道不是嗎……?」

小夜美咄咄逼人,智也精神一恍,後退一步。

「……莫非是被唯笑教唆什麼?」
「不,沒有這回事呀。小夜美你說是不是?」
「對,是智也看起來沒精打采的樣子……啊。」

一時口快說漏嘴,小夜美掩飾也太遲了。智也在有點不耐煩的面容中,大大的嘆一口氣,就打算把門關上。

「是……反正知道兩位想怎麼樣。我沒什麼問題,我也一直能處理自己的問題,你們走吧。」

但小夜美已先把鞋頭放在門隙中,打算強行把門打開。

「喂,這是什麼態度。人家特意拜訪,也要喝杯茶吧。」
「不是客人也要喝茶。」
「智也同學……抱歉,小夜美這樣也是出於對你的擔心吧。」
「……」
「即使只是一點時間也好,可以和我們談一談嗎?」
「……真是的……静流的那雙眼有一點狡猾。」

良久,「智也」透出一聲大大的嘆息聲,回應著静流催逼的眼神。

「如何呀?」
「算了,也沒什麼。雖然裡面很亂,進來吧。」
「遵命。」

智也說完後,就聽到屋內除下防盜鍊聲音。此時,小夜美已經迫不及待把鞋脫下,擠進屋裡。二人到客廳,正如智也所說,屋裡一片凌亂。其實也難怪,因為「智也」是自己一個人住在這棟獨立洋房中。

「太好了!那麼打擾了。喔,這麼寬闊,一點也沒變。感覺真好,我家二個人住很窄很窄。啊,有隻很可愛的小貓兒!是隻活活潑潑的貪睡小貓咪♪」
「小夜美,不好意思,不能忘記我們來的目的呀。」

對静流的勸告,小夜美好像沒有聽進耳朵裡。「智也」也回頭給静流報以苦笑。

「真是的,小夜美改變吧。」

~若無其事的一句話。然而,静流卻感受到這一句話當中的苦惱。

「……智也同學?」
「也不盡然,所有人也一直在改變吧。我也是一樣……在不知不覺中……」

智也看似疲憊不堪的坐在沙發上,一面呆望著床發牢騷。

「喂,智也同學,最近有沒有和唯笑、健,或是其他的朋友見面?」
「沒有。唯笑是有來叫我起床,其他的都沒有,大家都好像很忙呢。」
「如我所料……說起來,智也今天有沒有什麼重要事?」

静流對視線迷糊的智也慢條斯理地傾談。

「今天補習學校沒有課。」
「這麼說來,偶爾也出外走走吧。兜兜風如何?」
「怎麼,特地來一趟,多待會兒才走吧。」

對兩人說話不太留心聽的小夜美有點不滿。静流卻笑容滿面,輕輕撥開眼前秀髮。

「小夜美。你還不快說。很想再回味一下我的駕駛技術?」

回應著静流,小夜美馬上變得很溫順,抱著小貓走到静流身邊。

「唔……討厭,明白啦。」
「我可沒答應要去。」
「和我們去啦……好吧?」
「……」

可能在開門時也領教過,這次智也看都沒有看静流一眼。静流輕輕地嘆一口氣。

「小夜美,拜託。」
「交給我吧~♪看來要『抱』智也同學去吧。」
「喂,等、等等,小夜美,住手!你做什麼呀!」

給「溫柔地」擄劫著的智也,雖然慌裡慌張地反抗著,但全給小夜美輕輕地擋開。

「那麼,去兜風Let’s Go♪」

~如此這般十分鐘後、在車子停下的地方、從車中下來像要倒下的智也,用力聳著肩膀,一面吸氣一面連珠砲地向小夜美開火。

「不是這樣啊!不用看馬錶嗎!想殺人嗎!你們這是駕駛嗎?還早吧。」
「智也同學,想再試試『静流』的駕駛技術嗎?」
「……甭客氣,夠了。話說回來,這裡是什麼地方?」

車子停下的地方,是在一間氣氛頗迎合潮流的咖啡店前。對了,小夜美和静流把智也帶回來。

「Cubic Cafe。是千羽谷不太顯眼的名店。我們也是大學中的晚輩告知的。這裡店長做的糕點非常美味。」
「就是嘛。静流說美味,那就相當不錯吧。」

製作糕點是「静流」的興趣。她的才藝是專業水平,智也從「健」那也略有所聞。

「除此之外,這裡據說給人的感覺很好,評分很高呀。」
「感覺很好……吧。」

沒注意到「智也」輕輕嘆一口氣同時,「静流」已經把他帶進店。

「好了,不管如何,進去吧。」

店內氣氛窗明几淨、櫃檯以外檯椅的配置也很充裕。「智也」被強行帶來、正要露出一點不滿之情時,櫃檯裡面走出一位穿著圍裙的女孩子。

「歡迎光臨。啊,小夜美和静流在一起。」
「您好,音緒。還在放暑假吧。」

剛好她們兩位也像是這店的常客,而且也感覺到智也心情不太好。

「對呀。啊,是……三位嗎?」

看見像躲藏在小夜美和静流身後的智也,音緒側著頭打聽起他的事來。

「啊,這位先生是你們說的『智也』同學吧。有點乖僻,但很可愛。」
「莫非是小夜美的男朋友……什麼嗎?」
「哈哈。真可惜沒猜中。是『唯笑』的男朋友。不談這個,他們都在嗎?」
「啊、對呀!我想我以前聽過『智也』您的名字!首次見面,你好,我是『唯笑』的朋友『音緒』。其他人都在,你看,都在裡面坐。」

正如音緒所言,在裡面的座位中……是一張「智也」很熟悉的面孔。

「……啊……」
「智也,你看、你看,快點過去。」
「…… 」
「這裡大姐我們請客,好吧。」

椅子也被攆走,像被擄劫著的智也被帶到店內。沒坐下就站著的智也,一開口就晦氣地發牢騷。

「……真過分……唯笑,光在這裡做些多餘的事。」
「智也……唯笑可是……」

唯笑呆望著智也,像快要哭出來,咋一下舌頭,才能移開視線。

「喂,一開始就這樣。算了,坐下泠靜一下。喂,各位,這位是三上智也。我以前的同學,是個不折不扣的蠢材。他就是以前『蟋蟀刨冰』的發明者。(註1)」
「信……」

智也對坐在自己的對面,唯笑隔壁,嘟噥著與自己有著難解之緣的摯友名字之餘,側著頭,勉強地坐下來。

「我比『正午』學長晚一年。首次見面,你好。我是『力丸真紅郎』。」

在這四人桌座隔壁坐著,朝氣蓬勃的少年開始自我介紹起來。這時小夜美和静流把隔鄰的桌子移過來,合成一個六人桌的組合,然後坐下。

「丸紅郎呀(註2)。」
「不、不對!我是真紅……」
「丸紅郎。」
「……真是……」

丸紅郎無奈地聳一聳肩膀後,音緒拿幾杯水出來。

「要點什麼嗎?」
「……水就可以了。我馬上走。」
「喂,智也,為何隨隨便便又發脾氣,把自己悶在家中?」

信好像有點愕然地,給智也做出一個打開雙手的姿勢。智也說「馬上要走」,當然不是開玩笑。

「你什麼也不知道。在你來說……」
「當然吧。關於閣下的所有事,對我來說,什麼也不知道。但是,作為你的朋友,給你說幾句話。現在的你……這樣子非常不好。」
「……回家了。」

站起來的智也向門口走出去。

「智也!」

聽到背後語帶哀傷的叫聲,智也也沒有為此停下腳步。就這樣從門口走出去。

「算了吧,不要管他。這個蠢材,也不是因為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才這樣。」
「可、可是……」

對著唯笑淚眼盈眶的雙眸,静流垂下頭。

「抱歉,唯笑……我、我想他一定是太寂寞,把他帶來和大家見面……沒料到反而是反效果。」
「不是静流不好呀。是他一向都是小孩子脾氣。」

看見事已如此的小夜美也站起來。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們可是成年人啊。去吧,静流。」
「對……那麼各位再會。在這裡稍等我們一會。」

說完,兩人從智也走出去的門口消失蹤影。

「啊……我也被那小子的這種態度弄得有點擔心。」

然而,在信像要打破這短暫的沈默而喋喋不休之時,唯笑也好像煞有介事,有點按捺不住地站起來。

「唯笑也要……唯笑也……畢竟還是要去。」
「唯笑……真是的,我們對那小子都很姑息吧……」

送別這跌跌碰碰離開的背影後,信在口袋中拿出手提電話,開始輸入不知發給誰的簡訊。

「怎麼辦……小夜美。他已經完全不知下落……」

從咖啡店出來的小夜美及静流四處張望,已經找不到智也的蹤影。静流也知道這一帶的小路及商店街接連不斷,在這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要找到智也很困難。

「不會錯的……我想他一定在不遠處。」
「嗯?在那裡呢?」
「快點開車。是一個静流也很熟悉的地方呀。」

夏天的下午雖然悠長,但不知不覺黃昏已經逼近。KaNa……那裡聽著蟬鳴之聲,在運動場長椅上坐下的智也焦躁不安地咕嚕著。

「……真是……究竟搞什麼呀……」

「智也」身處之地就是澄空學園。在這裡,他和唯笑渡過三年的高中生活。在運動場上練習的足球部學弟,偶爾也很奇怪地看著智也。

「……究竟在這裡搞什麼呀……」

此時,「智也」正獨自托著頭時,聲音從背後傳來。

「Hello。」
「你好,真是奇遇呀。」
「你……小夜美和静流?為……為何來到這裡!?」

在慌裡慌張的智也右面坐下來,小夜美有點茫然地說:

「散步呀,散步。」
「嗯。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在這裡就很悠閒。真是令人懷念呀。」

一面說,静流一面在小夜美的另一邊,智也的左面坐下。對了,小夜美和静流都是澄空學園的畢業生。

「……好了,不要再管我的事。」
「智也同學……那個時候,感覺真是快樂呀。」

打斷智也的話,小夜美一面仰望著校舍一面說:

「大家都衝著跑去買麵包,因此『智也』也去幫忙買。」
「……」
「智也同學和唯笑一起,詩音和香、みなも、還有信……每個人都曾經在這裡。」

小夜美的話,使智也的腦海中慢慢浮現出一張張摯友的面容。快樂的歲月……直到再也沒被提起為止,在智也的記憶中總是閃閃生輝的。

「如何?真是不可思議。那時的好朋友,現在已經走上各自的人生道路。我還只是一個和那個時候一樣,沒有改變的大學生。」
「……」
「剛才……對不起。雖然只要細心一想就可以明白,這種時候急忙把你帶到那裡。歸根究底,對你來說很難受的。」

小夜美用鬱悶的語調,靜靜地訴說著。静流也安靜地聽著。

「我以往也有這種感覺。因為在校內兼職,每天都能見到大家。雖然時間很短暫,但已經十分快樂——即使現在……也時常想起。一直在想……如果這一刻停頓下來的話……」
「小夜美……」
「可是,下不了決心專職工作,又沒有男朋友……唉。」

言語中,小夜美顯露出自嘲的神色。智也看著她那張臉,聽著她訴說的心底話,對小夜美有不一樣的認識。

「可是時間……當然……會流逝。而且,歲月中也有不能痊癒的傷口。」
「……我了解……這些事我可是……」
「智也同學現在最著急的事情是什麼?」

忽然間抬頭的小夜美,一直凝視著智也。

「……」
「是唯笑?是學業?是那一樣?」

智也已經解除抗拒之心,從口中傾吐話語出來。

「……我不知道……我和唯笑交往、上課、考大學……所有的事情都改變。只有我在原地踏步,所有人都改變。我只是『信』眼中一個不相干的蠢材,不知不覺間,已經被唯笑追過頭……」
「對於這些,你是否覺得很害怕?」
「對!然而,大家都變得那樣;那傢伙……那傢伙卻……就是那傢伙沒有變……」

在抑制著,咬著下唇的智也前,站起來的小夜美向他打聽著。

「是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
「說什麼?」
「彩花在智也心中這份特別的情意,我很清楚。可是,這感覺是真的嗎?」
「當然?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被觸及那不想被觸及的傷口,智也一臉茫然,有點按捺不住。静流好像想勸告小夜美般站起來。小夜美用眼神制止著静流。

「那麼,智也同學,十年前的今天,你還記得彩花對你說過什麼嗎?」
「這、這種事……怎麼可能……」
「就是啊。人根本不可能記住所有的事吧。然而,不管在智也同學的心底,或是在唯笑的心底,都有彩花。對吧?」
「唔……」
「可是那個彩花,並不是十年前那個彩花吧。」

小夜美忽然轉身背向著智也,像對智也諄諄教誨著。

「……」
「十年後智也心中的彩花,她是否在十年後和現在也一模一樣……心中的思念也會隨著時日而改變吧。」
「可是,那豈不是說現在的彩花只是我心中的假像!?」

~突然,一陣風在他們三人間颳個不停。小夜美靜靜對著緊握拳頭的智也繼續說。

「不是那樣。心中對彩花珍愛的思念,沒有改變吧?除了這些,壓根兒也沒有改變之外……我認為彩花是與你們在一起成長的。」
「……彩花也是……和我們一起……在成長……」
「是的。所以如果你停歇下來,彩花也會停歇下來。這樣子好嗎?如果這樣的話,彩花不就等同於真正離開嗎?」
「彩花……」
「而且,對智也來說,還有唯笑。在唯笑心中存在的彩花和智也心中的彩花…… 你說過三個人一直在一起,智也你以前不是說過嗎?」

回頭看著智也的小夜美,看似開心、看似難過,有點哭笑不得的樣子。

「……」
「搞什麼,很少這麼坦誠地說話。最近坦誠說話時,總覺得很累。」

說完,看似無力的小夜美微笑著,又坐在智也旁邊。

「說句話吧。」
「小夜美,連這樣也要挖苦我……可是,你說得對……思念會成長,說不定真的是這樣……謝謝。」

智也有氣無力的聲音,最初只在嘴裡咕嚕。但隨後就再次面向她們兩人,大聲說。

「多謝。小夜美、静流。我……真的是太悲觀。」
「就是啊,雖然有點陳腔濫調……痛苦的時候,看看這萬里晴空吧。你看。」

在小夜美指的那邊,下沈的夕陽正把樹木染成一片嫣紅,像黃金般耀目。沐浴在這陽光中,智也現在能體會到這暖和的感覺。

「…… 很美……呀。這片天空,最普通不過,但彷彿很久沒看過。」

就在此時,智也的手提電話震動起來,是簡訊。

「……是『信』這個蠢材。」
「是誰、是誰?」

在智也的兩旁窺視著的小夜美和静流,兩人一起把簡訊讀出來。

「沒有不停歇的雨,可是有必要的話,也可以帶把傘吧。如果不喜歡……就一直走到雨雲的外面~好管閒事的人上。」
「說東說西,這是不是好朋友呀。」

把簡訊讀完的小夜美笑著說。

「……這傢伙……真正蠢材。」
「這樣也好。反正都是蠢材。」
「啊,就是呀。哈哈哈!」
「哈哈哈……」

好像被智也的笑感染,静流和小夜美都笑起來。夕陽餘暉下,長長影子搖搖晃晃。

「……今天還是頭一遭看見智也的笑容吧。」
「一會兒後,要對『她』也同樣展視這笑容……知道嗎?」
「嗯,而且要對咖啡店的好朋友說聲對不起。」

說罷,智也再一次仰望長空時,從遠處傳來叫喚他的聲音。

「阿智!」
「這邊,還不快點。」

静流還來不及在智也背後推一把時,智也已經跑過去。他正跑向這在夕陽中徘徊,心中無可替代的「她」。

「真是敗給他。麻麻煩煩。」
「……然而,有某些可愛之處吧?」
「這是静流才會發現的……」
「哈哈哈。那麼,我們也差不多要回咖啡店吧……」(END)

註1:カキコオロギ~T-Time譯為「蟬粉刨冰」但字面上解釋為蟋蟀製成。以下綱址也解釋「蟋蟀刨冰」製法~將蟋蟀磨粉然後加入刨冰中。故譯「蟋蟀刨冰」。
http://members.jcom.home.ne.jp/hotaru-shirakawa/Gallery/ss/chimata-5_korogi.htm
註2:力丸真紅郎~Ri Ki MaRu Shin Ku Rou/丸紅郎~Ma Gu Rou

MO1、2人物回憶日記
出處:Memories Off Visual Fan Book
翻譯:遊戲基地.OC2310(himitsu!!)

「彩花」回憶日記

Ayaka Hizuki

姓名:桧月彩花
身高:156 cm
三圍:B74/W55/H77
血型:AB

唯笑眼中的彩花:小彩……非常可愛!為人好好,讀書成績又好,運動方面也相當拿手……所以唯笑一直想變成像小彩。包括小智的感情,我想小彩能夠諒解……

--/--
又是這樣……智也又忘記帶教科書……你以為這星期是剛開學不久嗎?還好不知道為什麼,坐在我的隔壁。如果換座位的話,你打算怎樣啊?已經是中學生,還不給我認真一點……如果我和唯笑不在的話,不知道你會變成什麼模樣!?

--/--
第一次和智也單獨約會!因為花費時間做飯盒,所以有點遲到。玩了很多遊戲項目,見到很多很多的東西……然而,那時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那個時候,本來打算向智也告白,十分緊張。雖然這樣,可是智也一點也沒有發覺、沒有會意……

--/--
已經苦候多年的這句話,終於能在智也的口中聽到……十分開心,腦海中一片空白哭出來。從今以後能一直和智也在一起,太好了。一直……在一起……即使我們變成阿姨阿伯,婆婆公公……只要和智也在一起,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緊……

「唯笑」回憶日記

Yue Imasaka

姓名:今坂唯笑
身高:156 cm
三圍:B73/W53/H74
血型:B

伊吹眼中的唯笑:雖然唯笑是自己透過小彩才認識的朋友。很久之前已經有這個感覺吧,活像一位純真的「大妹妹」……對於比她年幼的自己,說這種話雖然有點怪(笑)。可是,也有覺得唯笑像個大姐姐的感覺吧。

10/1
又是小智,又對人不聲不響。特地每天等他,真是太過份吧~現在電視節目也說「每日的溝通很重要」!算了,唯笑只要和小智一起上學就十分快樂。但他在教室為何如此冷淡……?

10/8
早上雖然一起到校,途中小智卻失蹤!上完最後一堂課,也沒有回來,去找他……卻發現他在天台好像睡得很好!而且,睡醒後一點也沒有反省。就是這樣,少看他一會就會擔心。

10/8
在和小智從學校回家時,發現一隻可愛的「忍忍貓」!面頰真的很柔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摸到時就覺得很幸福的感覺……可是小智卻說「只是一隻肥貓」。實在太過份吧……算了,雖然如此,只要能見到它就好……明天要再來找它喔。

10/22
最近為何常常想起小彩呢?三人一起快樂的日子……小彩離開那一天……獨自一人在教室看以前的照片之後,不知為何,不能停止一直哭個不停。可是,這事不會被小智看見吧。事到如今,一定不要讓小智知道吧。

10/28
今天,和信同學約會。他向唯笑告白……可是考慮很多很多事情,還是拒絕他。信同學,真是抱歉!唯笑還是始終不能放棄小智吧。一直一直都喜歡您……怎麼說呢?小智真的來到我身邊!之後,向唯笑告白……那樣真是十分十分開心……

--/--
因小彩的離逝,小智一直把自己封閉起來。可是我想能陪著這樣的小智,除了唯笑以外,不會有其他人……每日、每日到小智的家中探望他。如果這樣,終有一天終於會醒覺的……和唯笑一起……能領悟到小彩的心意吧?

11/--
和小智交往開始的幾星期,我想是唯笑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時間。可是唯笑畢竟還是不能代替小彩吧。唯笑只是唯笑、小彩就是小彩……因為這樣太痛苦,唯笑和小智分手。雖然一直想在一起,為何會弄到如此地步呢……?

11/17
小智,真是蠢材……唯笑這樣決定打算要離開,這樣也要選擇唯笑……可是,這次之後,絕對不會再離開您!唯笑喜歡小智的全部,小智也……一定是這樣對唯笑吧?從此之後,能三人一起生活下去就好……

「かおる」的回憶日記

Kaoru Otowa

姓名:音羽かおる
身高:159 cm
三圍:B81/W57/H85
血型:A

小夜美眼中的かおる:かおる是不斷挑戰自己,充滿精力、性格爽快俐落的女生。可能有點勢如破竹的感覺。如果能繼續這樣下去,我想她將來會成為一位很出色的女性。

10/1
剛剛轉校。真開心,在新的學校竟然可以看到海。在班上的人也好像很友善,放心了一點。雖然如此,在隔壁的三上同學,好像是個很好的人,但有點怪怪的。上課不留心,又上課睡覺……算了,也是個有趣的人。無論如何,早點適應新的學校,不努力一點不行……

10/5
就是想到天台走走!在上面遇到三上同學。是不是在等我呢?想起來好像在等人。可是,為何對我的事這樣在意呢?在看海時自己究竟是什麼模樣呢?三上同學好像很關心我的事……可是,為何今天的事使我對三上同學……好像有點好感吧。

10/17
期中考終於結束。已經和三上同學很用心地溫習,成績沒有問題吧?三上同學與稲穗同學主動和我交談,結果和三上同學喋喋不休地傾談很久。可是感覺很開心。有點意外,三上同學那傢伙是個頗為忠誠可靠的人。在電車……能向您說的話,真是太好了……吧。

10/31
三上同學……嗯,和智也進展得很好,彷彿已經好像認識很久一樣。一起放學,一面說些孩子氣的話,這樣的日子每天都樂在其中。經常在一起已經變成很自然的事。因為前天早上的事情,智也向我道歉時,腦海一片空白哭出來。覺得很開心。智也是在意我的事才會察覺到。此後也要一直繼續和智也做好朋友。

11/1
今天和智也約會。去那條街最初發現的電影院。覺得電影蠻有趣……可是,電影工作人員名單上有那個人的名字,有點感到意外。匆匆忙忙來到這裡和智也約會。雖然感覺智也很開心,今天不知為何,腦海中都揮之不去那個人的事……抱歉,智也。

11/6
今天早上下雨。但是和往常一樣在車站等智也。和想像的好像有點不一樣,嚇一跳。和往常的智也好像不一樣,是自己多疑嗎?是下雨弄到如此模樣吧……為何智也好像比平常看起來多一點憂傷?是不是因為自己心中的那份內疚所致……

11/7
打算去找和那個人有關的電影原作本。決定去書店走一趟,沒想到一到書店就遇上智也。他可能已經感覺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更加不能不和他說清楚吧。怎麼可以這樣下去?不能不好好地和他說清楚,但現在不太適合和智也說吧……現在除了找書外,沒有別的空閒,努力。因為現在除了找書外,其它的,我實在什麼都做不了。

11/--
發生很多事情,可是都妥善地解決。我想這次如果不是有智也在自己身邊的話,就不會這樣子解決。是最重要的朋友……嗯,現在是最心愛的戀人。過去在我背後給我幫忙鼓勵的智也。最喜歡的智也,感謝您。從今以後我們一直在一起吧。全部的日子也和我在一起吧,最喜歡的,智也……

「みなも」回憶日記

Minamo Ibuki

姓名:伊吹みなも
身高:147 cm
三圍:B71/W53/H74
血型:O

彩花眼中的みなも:みなも是十分開朗的人,性格堅強,十分有主見。對烹飪也很努力,而且雖然年紀較小,但一點也沒有孩子氣感覺。是足以令自己自豪的表妹。

10/4
早上在電車發呆,沒想到快要被車門纏住的時候,突然得到同校的前輩相助。他是智也學長。智也學長還幫忙拿本來自己拿著的油畫,感覺真溫柔體貼。自己感覺真開心。對學長道謝時,學長竟然還記下自己名字,今天早上一開始氣氛就那麼好。

10/12
智也學長……抱歉。只是自己渴望再見到學長,加添學長麻煩。雖然學長說不要緊,溫柔地揹著自己。要學長擔心,抱歉。然而學長的肩膀……感覺真寬闊有力,充滿著溫暖。好像「在原業平(註1)」一樣。實現自己其中的一個夢想,不能不感謝這場雨的恩賜。

10/18
和智也學長在自己一直想去的咖啡店約會。想必是自己說很想去,所以智也學長才帶自己來,真的很感謝。兩個人坐在咖啡店的同一張桌子,氣氛是既開心又害羞。在咖啡店那麼孩子氣地鬧著玩,智也學長想必覺得自己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子吧。

10/21
和智也學長、唯笑一起到海邊公園去觀賞落葉(註2),這是自己一直以來的心願。和唯笑說很多話,又讓智也學長吃自己做的飯盒,感覺真是開心!也看見落葉慢慢散落在海面的情境。能夠來觀賞落葉,真是太好了。可是唯笑跟智也學長感情很好的樣子……自己感覺有點羨慕吧。

10/--
在海邊公園,又讓智也學長吃自己做的飯盒。可是飯糰是自己一個人做的,好像有一點鹹?對了、對了,這次終於讓智也學長吃自己做的Q仔飯糰(註3)!可是智也學長的評價只是「過得去」……下次用少一點鹽的話,評價可以更好一點吧?Q仔飯糰可是味道很好的呀。

10/--
在智也學長選擇地點寫生。可是,本來打算畫路邊的大樹……從冬天開始一直練習,感覺畫得很不錯。學長特意選擇的,真可惜。可是天氣再暖和一點,嗯,夏天來到的話,要給學長畫一點有朝氣的東西。那時也能和智也學長一起來的話就好。

10/--
智也學長,嗯,智也老師每天也到這裡探自己的病。之後教導自己功課。可是……沒有問及關於自己身體的情況。智也學長面容一直憂心忡忡。自己很不喜歡這樣子。自己可是希望早日和智也學長到海邊看海!功課沒有進步,繪畫也畫得不好。智也學長、智也學長,我……真是使人懊悔……

--/--
無論如何,也要和智也學長再見面。再等下去,心中的「在原業平」也不會為自己來吧。可是智也學長聽從自己任性的話,好像「業平」一樣把自己揹到海邊。為了和自己看晚空中的海邊而來。在智也學長的臂彎中看晚空中的海邊……無法忘記的一刻。智也學長。嗯,看看海面是金黃色吧?在美輪美奐的金色中……奪目耀眼……

在原業平(註1)
(825-880)平安時代前期的和歌手。與「大伴黑主」、「小野小町」、「喜撰法師」、「僧正遍昭」、及「文屋康秀」共稱為六歌仙。亦在「藤原公任」的「三十六人撰」中被稱為和歌中三十六歌仙中的其中一人。是阿保親王的第五子,平城天皇皇孫。歌曲風格以愛情為主。也是日本有名的「伊勢物語」中的主角。(「伊勢物語」為平安初期「歌物語」的代表作品,是日本最早的古典文學作品之一。與「古今集」、「源氏物語」二書,同被奉為和歌聖典,深受日本人喜愛。全書分一百四十五段。書中以「在原業平」的和歌為骨幹,加上一些口耳相傳的和歌,進而鋪陳這些和歌的背景或原委,書中隱約可見男主角「在原業平」一生的經歷。)

此外「在原業平」為人溫柔敦厚以風流倜儻、相貌出眾聞名。與以貌美見稱、風華絕代的「小野小町」齊名。是日本人心目中的「潘安」。題外話,「小野小町」是日本人心目中美女的代名詞。因此,「小町」如果用於名字中,可解作美女之意。Ever17的女角「小町つぐみ」,可解作「在月色海面上的美女」。

觀賞落葉/落ち葉見(おちぼみ)(註2)
日本傳統中只有「花見(觀賞櫻花)」及「紅葉狩り(觀賞楓葉)」,並沒有觀賞落葉。相信是「KID」自行創作的名詞。

Q仔飯糰(註3)
「きゅうちゃん」,非正式用語。
http://cookpad.com/shokosan/index.cfm?Page=recipe&RecipeID=66729&Mode=full

「詩音」的回憶日記

Shion Futami

姓名:双海詩音
身高:157 cm
三圍:B79/W54/H80
血型:A

唯笑眼中的詩音:說起詩音,第一印象有點冷漠,但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吧~我想在班上,好像沒有這樣細心的同學吧,如果看清楚一點……嗯。但在她看書時,千萬不要搔擾她,那可是非常可怕的啊。

10/1
從住所的車站到澄空只要一站,可是在這短短六分鐘裡面,也可能會遇上對人生有重大影響的事情。今天在看書時,遇到一對注視著自己的男女,可能是班上的同學也說不定。總覺得在那裡見過……算了,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
轉校第一天,被叫出來在同學面前自我介紹真痛苦。盡可能不把感情表露出來,盡可能低調,裝作對什麼事都沒有興趣,對什麼人都不在意。誰都不想和自己接近……在所有同學的眼中,想必把自己看成一位「冷漠的女生」吧。

10/5
到目前為止,在同學面前完美偽裝起來的自己,今天可以說是首次失誤。對,在那地方,如果不是見到那個有8隻腳走來走去,看起來很嚇人的生物……可是,運氣不好的是,被班上認識的同學看到自己那個模樣。真是的,對自己來說,真是不可挽回的重大失敗。

10/15
今天那人也來圖書館。這陣子每天都來,在各方面也做出很熟絡的模樣。本來是想鄭重其事地拒絕他,可是沒有理由把來看書的人拒於門外……而且,竟然不知道考試的事。偶爾也應該有聽老師說吧。

10/22
因為不用在圖書館值班,就去逛一逛書店……回去時遇到那個人。最近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和那個人在一起,總覺得好像變得很坦率。今天居然去遊戲機中心玩……不可以不反省一下。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

10/24
說要為以前要我喝難喝紅茶賠不是,那個人約我到咖啡店。雖然說好像有點名氣……老實說和期望的有點距離吧。要評分的話,只有65分(特註)。這對帶我來的那個人來說有點抱歉,就說那裡的紅茶一般。然而之後,我……我……

10/30
等到那個人來找……那個打算不聲不響一走了之的自己。說真的,自己已經明白自己的心意。不想離開這裡,不想離開那個人的身邊……即使那樣、也不想放下父親不顧。為什麼要如此煩惱,活像一個蠢材一樣。

--/--
在溫暖的火爐邊美味的紅茶,還有在那個人的身邊……身處如此美好的時光當中,什麼也不需擔心,我想絕對是只有在書本中才會出現的情節……可是,我們所編織的故事並不是到這裡就完結吧。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的事情發生。那麼……一路平安吧(註1)!

ごきげんよう!(Go Ki Gen You)/一路平安(註1)
解作一路平安或祝健康,多用於道別時的禮貌說話。這是詩音的慣用語,可能是詩音經常要移居外地,經常要向人道別,就成為她的慣用語。如果沒有記錯,詩音第一次在車站和智也談話,離開時也是說ごきげんよう!智也好像是有點莫名其妙。

65分(特註)
在Memories Off 詩音篇裡面,詩音給75分。不知道是否為設定集編寫人員記錯。

「小夜美」的回憶日記

Koyomi Kirishima

姓名:霧島小夜美
身高:164 cm
三圍:B85/W62/H84
血型:B

かおる眼中的小夜美:小夜美是可愛而且平易近人的大姐姐。也是購買部裡男生所憧憬嚮往的對象。雖然散發著成熟的味道,卻完全沒有年紀大的感覺。

10/8
在購買部幫手,漸漸覺得習慣起來。計算方面是有點麻煩,賣麵包給好像我親弟弟的男生們,真是開心呢。說到底,結果還是有為智也同學預留麵包,我真是一個溫柔的大姐姐吧。話雖如此,自己賣的麵包,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雖然自己未曾吃過。

10/12
今天也是那位可愛的少年,不對……應該說智也同學幫忙整理記帳單。自己對計算方面真是不太在行。智也同學是一位善於聆聽的人。我想自己是不是不知不覺中說太多話,好像感覺氣氛不是很自然。算了,反正也很開心。自己說信同學可愛,智也同學是吃醋吧,要在購買部幫手多一段時間,可能是好事也說不定吧。

10/13
在回家途中,突然遇上智也同學,可是這位少年好像心事重重。正在這時候發揮自己的大姐姐本色!有戀愛的煩惱,交給年長的我代勞吧!自己覺得是這樣;溫柔地給這位少年海洋樂園(Marine
Land)的門票。真不愧是小夜美本色,智也同學想必也有同感吧。嗯,和女朋友約會發展順利就行。

10/14
今天答應智也同學到他家中做飯。菜單畢竟還是有家鄉老媽風味的小菜吧。東坡肉加上(きんびらごぼう)炒牛蒡絲(註1)、豆腐味噌湯。男生畢竟還是怕麻煩,好像不太會做菜。可是意外地,智也同學對烹飪也有認識。而且很高興地吃很多,感覺真開心……打算再次去為智也同學做飯嗎?

10/16
真失策。被排山倒海倒下的紙皮箱弄傷。自己真是太大意。話說回來,真是多虧智也同學來了。腳痛得走不動,正想著不知如何是好。然而,雖然是自己說請他揹我,是感到有點難為情吧。一直把他當為一位少年人來看待,可是出乎意外他的體格……有點嚇一跳吧。

10/21
在家中不用上班,還以為是誰突然到訪。正想著簡直動彈不得……仍然走到玄關。一看,是智也同學。好像專程來探病。在現今時代,可以算是一位好孩子。真像自己弟弟……正這樣想的時候,智也同學突然拿出自己給他的海洋樂園門票約我……莫非,把他看成為自己弟弟來看待的,只是自己單方面的想法嗎!?

10/28
今天和智也同學到遊樂場約會。很久沒有到遊樂場,感覺真開心!連續坐三次雲霄飛車。想再坐多一次,可是智也同學面色有點發青的樣子……?對噴射滑行橇不太喜歡吧。即使那樣,也應要找回自己的一點童真吧。今天的心情實在是很高漲。

11/--
偶然意外遇上久違的智也同學。很興奮,好像連沒見面時想說的那些話,也要說出來……自己做得太過份……好像傷害智也同學。歸根究底,智也同學還是少年人。把自己體會的成年人戀愛,各式各樣教給他的話就行吧?今後即使有一位像弟弟的戀人也不要緊!嗯。

(きんびらごぼう)炒牛蒡絲(註1)
http://www.malony.co.jp/techou/main12.html
(說起日本的東坡肉,如果蘇東坡吃過吉野家的東坡肉肯定會大吃一驚。日本最近還有「去皮東坡肉/皮なし東坡肉」,實在真是……套用電影「Jet-lagged」的對白:「這隻豬真是死得不值,煮得這麼難吃。」)

出處:Memories Off 2nd -白河ほたる/南つばめ/飛世巴/寿々奈鷹乃/白河静流/相摩希.望-設定解說
翻譯:遊戲基地.OC2310(himitsu!!)

「ほたる」的回憶日記

8/1【前奏曲】
和小健一起到保健室避雨。因為大家都弄得很濕,將校服弄乾時,在屋簷下發現睛天娃娃!!ほたる覺得它很可愛,但小健卻說它很可憐。不知道原因是什麼……為什麼?

8/2【フェルマ-タ/Fermata/延長號(註1)】
能讓小健聽我彈奏貝多芬的悲愴曲。這曲正是ほたる最喜歡的。連小健也對ほたる說「感染到它的魔法呀……」。畢竟對螢來說,還是聽到小健鼓勵的話最開心……

8/4【オンディ-ヌ/Ondine(水之精靈)(註2)】
今天和小健去游泳池!最近小健好像無精打采,所以和他約會,恢復過來吧……?話雖如此,小健對二次鋼琴預選的事非常擔心……但今天全拋諸腦後,鋼琴也是、比賽也是……

8/5【讚歌(註3)】
在保健室治療手指傷口時,被進來傷痕累累的小健嚇一跳。雖然他擔心ほたる的傷,不知會不會引起他懷疑呢……?可是ほたる擔心小健的傷。因為PK戰(註4)弄到脫臼,真是亂來!

8/8【夜想曲(註5)】
今天讓小健聽我彈奏李斯特的愛之夢。之後雖然說這首音樂的事,小健說這代表人們所見的夢想和愛的無常短暫……愛是無常短暫嗎……?ほたる心中的思慕,就是這樣無常短暫……

8/9【夢想中寂靜的雨】
動物園因為下雨關閉……為什麼呢?好像要在ほたる和小健之間礙手礙腳……最近也不是這樣不安吧。是小健嗎?小健的心意是……屬於誰呢……?對ほたる來說,小健的心意已經變得模糊不清……

8/11【與她一起繼績往橋的路上】
很想見小健……很想和小健說話……ほたる已經沒時間……雖然約小健在登波離橋見面,但見面之後,ほたる卻變得什麼也說不出口……是因為小健太溫柔……

8/12【漂泊的白與悲愴的曲調】
今天教小健彈鋼琴。小健說一些不切實際的話,但在說「如果能彈奏『悲愴』,就答應一個要求。」時,好像顯得很有幹勁……小健?小健是不是又再關心螢呢?

8/17【針上滲出的傷痕】
今天將「特製的掃睛娘」送給小健。ほたる的針線工夫不太到家,簡直是苦戰……ほたる對掃睛娘所許下的願望……有聽到吧……早日雨過天睛好嗎?……小健。

8/23【對旋律(註6)】
今天在登波離橋對小健坦白一切。留學的事……要通過比賽的真正理由……小健一定不會原諒ほたる吧,ほたる說謊話……說謊話……ほたる是一個壞孩子……為何、為何弄到如此的境地呢……?

8/26【兒時的光景】
和小健去動物園,收到小健的音樂盒。是給ほたる遵守承諾……說要彈奏「悲愴」的承諾……本想對小健在臨別前裝作開開心心,最後卻哭出來。可是ほたる真真正正的心意,是希望一直留在小健的身邊吧……?

9/27【再一次謝幕的掌聲】
ほたる不能把小健變成回憶。所以從奧地利回來。然而因為ほたる希望一直留在小健的身邊的願望,和小健願望是一致的!願望達成吧?兩人的心意也永遠是……

延長號(註1)
把音樂延長的符號。音符的形狀似側放的娥眉月下面加上一點。
http://www.fermata.biz/whatsa.html

オンディーヌ/Ondine(水之精靈)(註2)
水之精靈。別名「ウンティーネ」可能比較多人認識。或許和在泳池橫衝直闖的螢有點相似吧?~Fan Book 用語集。

(Ondine(水之精靈)是法國劇作家Jean Giraudoux(
1882-1944)所作的同名3幕歌劇中的人物。1939年初次上演。描寫Ondine(水之精靈)與騎士ハンス(Hansu)的戀情)
http://crystal.freespace.jp/sharp/ilust/ilu_water.html
http://www.discoverfrance.net/France/Theatre/Giradoux/giradoux.shtml#

讚歌(註3)
讚頌神及聖人的歌。特別指舊羅馬教廷在典禮中所使用以拉丁文創作的歌。

PK戰(註4)
Penalty kick。足球比賽在規定時間内未分勝負,兩隊各派5人射十二碼決勝方式。也可能是說戰情激烈之意。

夜想曲(註5)
Nocturne,又稱夢幻曲。主要是以鋼琴為主的浪漫派性格小曲。描繪出寧静夜晚的抒情氣氛。始創者是19世紀被稱為「鋼琴的詩人」的波蘭作曲家蕭邦(Frédéric
Fran?ois Chopin 1810-1849)。
http://www.classical.net/music/audio/midi/chopin/nocturne02.mid

對旋律(註6)
相對於主旋律的第二旋律。也有時叫作Counter-Melody。有時比原曲更受注目~Fan Book 用語集。

看用語集時發現有幾個有趣的詞語,順道翻譯一下。

螢惑
火星的別名。是看見災厄的先兆。

耳朵和腋下
ほたる的弱點……也許可以說是女生(甚至男生)的大弱點。

宮田利枝
伊波健小學時的初戀對象。宮田利枝對生日而鼓起勇氣向自己大聲說話的健,不太有好感。

夢話
ほたる的必殺技其中之一……究竟在做什麼夢……
ほたる:「唔……バタバタバタバタァ~?」
(バタバタ(Bata Bata)是日文擬聲語,可譯作「吧嗒吧嗒」~物體連續碰撞聲,拍打翅膀聲或腳步聲。也可以形容雀躍或慌裡慌張的神情。

特註:關於信叫ほたる『たるたる』(Ta Ru Ta Ru)的由來……
用語集解釋很簡單,只有一句:說「たるたる(Taru
Taru)」是「信」給「ほたる」起的綽號。相信是ほたる「(Hotaru)」的後半部份改成。「たる」可解作酒樽。但相信和這綽號的關係不大。「たるたる(Taru
Taru)」也是一種醬汁。
用語集中有對「たるたる一醬(たるたる醬)」解釋。翻譯如下。
「たるたる一醬(Taru Taru醬)」
以Mayonnaise(蛋黃醬)作為主醬汁,加入蛋黃、洋蔥、parsley(荷蘭芹)、pickle(醃菜)等切碎混合而成的西洋料理用醬。「たるたる(Taru
Taru)」的起源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是來自法文「Tartar(未煮熟的)」(是由於此醬是用生的疏菜做成之緣故。)第二種是來自蘇聯的騎馬民族Tatar(韃靼族)傳來的料理方法。正確的由來可惜已經無法考據。可確定的是以上兩種說法都和ほたる無關。

「つばめ」的回憶日記

8/2【鳥兒停靠在窗前】
終於來到朝凪荘(註1)
……有著重要回憶的地方……不論是窗外的景色,舒適地吹著的風,所有事情都能感受到箇中的安詳。說起就記起來,遇到一個有趣的男生。好像是叫伊波……健嗎?……我遇到的……是回憶中的少年嗎……?

8/4【樂典】
今天和健同學在花園交談。練習鋼琴的過去、父親的事……為何要對他說呢?並且他也好像說朝凪荘是「有點不乾淨的地方」……我不能不留在這裡吧、不能不留在這裡……

8/5【交錯】
在健同學的房間聽到有爭吵聲。急忙趕去一看究竟。看到健同學和他朋友正在怒目而視。慌忙入內制止他們……為什麼呢……?察覺到健同學的房間有一種令人懷念的氣味……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

8/12【漂泊的城市與膚淺的調查】
被健同學詢問有關「宇和島真紅」的事……莫非健同學已經知道?……父親決定的婚約……我這樣的答覆……畢竟他是不會任由我逃走的……逃亡還未結束。我要逃離這男人的事是……

8/17【屋樑滲出的傷痕】
知道朝凪荘沒有一號房間的事。為什麼呢?為什麼!可卻是我一直希望守護的……是比起什麼都要重要……我不要這樣……不要跟著我……不要破壞我的思念……不要玷污我幸福的過去……

8/18【歌聲中的翅膀】
今天和健同學坐シカ電車(註2)。將身伸出窗外感受一下風的感覺,依然很舒暢。嗯,健同學最先都是不好意思的,不是很開心嗎?可是、真是令人懷念……和那個時候是感覺一模一樣的風……

8/22【一觸即發】
那個男子二話不說就來到我的房間。和他爭論,我拼命抵抗,健同學也來幫我……健同學看樣子差不多想打他……說因為我是他的老師,說因為我是他的鄰居……我不是渴望這樣的答案……不對吧,健同學……?

8/23【左顧右盼/躊躇不決】
和健同學在海邊玩煙花。真的很久沒有玩煙花,真開心。還比賽誰燒得長久一點。比賽的事也好……夢想的事也好。期望再一次實現的事並沒發生。可是……可是今次真的……很想可以實現……

8/24【纏綿的情感】
雨一直下個不停。健同學和我都一直走不了。雖然如果真的想走也可以走。我在那裡一直都走不了……之後他說想知道我的全部。我將我的過去,宇和島真紅的真正身份,還有對於健同學我的感覺……

8/30【波濤起伏】
打算將過去的回憶毀掉。將幸福的回憶……可是,這可真是錯誤……在火海中見到來救我的健同學和翔太同學時(特註),我是這樣想的。不管道歉多少次,我所做的都是得不到原諒的……翔太同學,即使如此也可得到您的原諒嗎……?

8/31【進取果敢】
不停的道歉,我覺得全都是自己的錯……但是健同學沒有責備我。這個時候,您跟我說想變成風……健同學,請給我時間。很想感受一下您所說的風……之後我們再見面吧,在約好的地方……

--/--【光風霽月(註3)】
在最先脫胎換骨出現的明月的夏之黃昏、我再和您相會。在現在已經不復存在的朝風莊遺址……風停息的一剎那已經過去。健同學是我的風……從今以後,是與我一起生活最重要的人。讓您久等,很把歉。再也不會離您而去……

朝凪荘(註1)
T-Time 在Memories Off
2nd中譯成「朝風莊」。「風」的日文漢字寫法和中文的寫法一樣。原文並不是「風」,而是「几」裡面加上「止」。中文沒有這個字,讀作「なぎ(Na
Gi)」。解作無風無浪,風平浪靜。在遊戲中,「つばめ」說是來等待海風和岸邊的風停息的一剎那。所以應是「朝著海風停息的山莊」,和「朝風莊」字面上的意義剛好相反。

シカ(Shi Ka)電車(註2)
等於芦鹿島電鐵。Memories Off 遊戲世界中創造出來的電車線。

http://hp.vector.co.jp/authors/VA026502/shikaden/

光風霽月(註3)
KID解說集的翻譯:光風霽月~消除心中的芥蒂,爽快地處理。是說つばめ和健在風停息的一剎那過去之後……

(特註)與Memories Off
2ndつばめ篇明顯衝突。つばめ篇中,つばめ只是站在朝風莊樓下看著火災發生而已,真正有生命危險的是翔太。不知是否設定解說Fan Book編寫人員記錯。

「巴」的回憶日記

8/6【第二次是偶然】
先前正因下雨而苦惱時,就是那個親切的店員先生送我到便利店。能夠再次見面是命中註定嗎?所謂一見鍾情是這回事吧?可是只交談沒幾句……無論如何,很想再多見一次面!再去酪薩克的話,可以再和他見面吧……?

8/7【第三次是必然】
和上次同一時間來這間餐廳。我儘管可能太衝動,但不是說好事不宜遲嗎?告白時雖然心跳得很厲害、但聽到他對我說他也是同樣的感受時,真的感到十分開心……為何我好像是在……做夢,他也喜歡我吧……?

8/11【朋友】
小螢(註1)男朋友對自己告白。我不能回應,絕對不能……所以,只是「朋友」。如果這樣……如果是這樣,就沒有問題吧……?打算把事情了斷。可是,內心深處為何那麼痛……在他身邊的話,雖然可能會變成很痛苦,即使如此,我也……

8/16【幽會】
將來的夢想、家庭環境……各方面的內心話都和他說。為何在他面前,可以說得這麼自然?因為和イナ(註2)……怎麼可以這樣?打算將事情了斷,但卻無法了斷。即使如此……內心對他的那份情感,也不可以對他表白。很痛苦,倒不如……如果可以討厭他的話,還快樂一點……

8/17【只改變你的季節】
今天是最重要的生日!從父親收到禮物,イナ和ほわ給我開生日宴會!不論怎樣,也真的比不上現在感到的開心……感受到大家對自己體貼入微、為自己著想,衷心的感謝……

8/21【Unchained/解除枷鎖】
一直感到很煩惱,自己的演技真是不值一顧。還是被イナ一言驚醒。雖然是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就是完全沒考慮到,就是如此。這可是真的要謝謝イナ幫忙耶……好吧,明天要去對他說聲謝謝!

8/24【仲夏夜之夢】
今天和イナ在海邊放煙花。我還是……雖然不該和他見面……為何專程和他約會?ほわ給我的來電,感覺她有哭過。如果那時電話沒打來的話,我是……不能背叛、絕對不能背叛ほわ……

8/27【不能停止的悲痛】
為什麼會弄到如此地步……因為和イナ的關係,被ほわ責備……我實在支持不了,只有逃避……痛苦、難受、很傷心。雖然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卻傷害她、被我傷害。已經不可以再回頭……已經……

8/31【不能停止的悲痛】
父親病倒。怎麼可以不趕去一趟呢……?父母以前所犯的錯誤可不想重覆……但自己被選中這次舞台的演出。當然知道自己這次演出責任的重要性。可能不是這樣也說不定。可是,雖然這樣……

9/1【不能停止的悲痛】
演出完結後,急忙趕去父親那邊。可是,自己錯了……什麼都沒有想清楚。沒有接受現實。後悔傷心,只能一直哭泣……我所選擇的,是否是錯的?父親……

9/7【不能停止的悲痛】
打算不讓イナ知道情況下搬走。但在見到面後,我卻絕對不想分開……可是,イナ來見我……對於這點,真是非常開心。可以再見嗎?……一定可以。在某一天,一定會的……

--/ --【不能停止的悲痛】
之前只寫過一封信。再見面大概要半年後。所以,在那間餐廳遇見到イナ時,心跳得很厲害。一直想見……這個沒有見到面的人……終於能見面吧……這一天已經等待很久……

小螢(註1)
跟據KID Fan Book的用語集,中學時「巴」被ほたる叫做「あだ名大魔人」(綽號大魔頭)、從這名字可猜想到巴的活潑性格及行徑吧。

原文是「ほわちゃん(Ho Wa)」。當然是「綽號大魔頭」改的綽號。白河直譯成英文變成「White
River」。再用日文拼音「ホワイ卜/ほわいと(Ho Wa I To)」「リバ一(Ri
Ba一)」(未曾接觸過日文拼音的大大請勿奇怪,日文拼音就是和英文差這麼多)。用「White」的日文拼音「ホワイ卜/ほわいと(Ho Wa I
To)」頭兩個日文假名便成「ほわちゃん(Ho Wa)」。

跟據KID Fan Book的用語集「ほわちゃん(Ho Wa)」還有「ほわほわ(Ho Wa Ho
Wa)」之意。「ほわほわ」是日文形容笑得很開朗,形容ほたる的開朗性格。因為這綽號太複雜多變,所以簡單譯作「小螢」。

小伊(註2)
原文是「イナ/いな(I Na)」,這是巴對健的「愛稱」。相信各位亦知道伊波健的日文是「い なみ けん (I Nami
Ken)」,所以「いな」是伊加上波的一半。「な」一般可譯作「那」、「名」、「納」或是「菜」。「いな」當然也可譯作「伊半波」(笑!!)。此外、「イナ/いな(I
Na)」還可解作不是或不同意。「信」是叫伊波健「い な けん (I Na Ken)」。可解作「不是健」。

「鷹乃」的回憶日記

8/5【邂逅】
真是超級無腦低能大蠢材(註1)
……竟然做這樣蠢的事,剛好嚇一跳。毫無關連也出手相助,還受傷……又幫不上什麼忙。真是莫名其妙……然而,對他幫助香菜的事情,還是感謝吧……

8/8【她的燦爛】
社團最後一項活動結束……即使想不停止游泳也辦不到。我已經決定放棄游泳……白河她們說我拒絕體育推薦邀請太可惜……我當然還想繼續游泳……但是,我……

--/--【焦急】
理應已經決心放棄游泳,然而不知不覺還是去練習……最不高興的就是被伊波同學看到。什麼也不知道,還越說越激昂……是由於我裝出一張那麼冷漠的面孔嗎?是因為如此嗎……

--/--【戀】
因為會造成代替失蹤父母照顧自己的叔父母不便,不想拖累他們,所以放棄游泳。全都和伊波同學說。老實說,有點困惑。和伊波同學說真好。自己真的辜負叔父母的愛……

--/--【晚上的海邊】
跳進海中搶救遇溺的小孩、使我聯想起兒時被母親遺棄的事情……不管如何呼救、不管等多久,再也沒有在我面前出現……好可怕。水真是可怕。為什麼?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事……?

--/--【告白】
伊波同學匆忙的告白。他隨時也能說出這樣的話……和白河關係還是不清不楚……完全不顧他人感受也有限度吧,男生全都是這樣吧……?而且,現在也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變得不能游泳的自己……如何是好……不會一直這樣吧……?

--/--【再次相遇】
一直都對自己不負責任……事到如今,卻匆匆忙忙出現說要把我接回去……要如何任意妄為才滿意!這個人就是所謂父親嗎……!可是我真的給叔父母帶來負擔……我、我如果回父親的身邊……

--/--【失意】
雖然說我自己喜歡怎樣就怎樣,雖然態度如此冷淡,為什麼還要關心我?已經打算把這些全部了結的自己,為什麼要如此激動?拼命說什麼要相信我……真是蠢材,伊波同學……您真是……

--/--【失意】
決定再和母親見面。這全是因為伊波同學勸導……不能游泳原因,如果知道的話,或許可以再游泳也說不定……也全都和叔父母說。之後,叔父母也對我全都說……將一直隱藏著、傷心的謊話……

--/--【母親】
能和母親再遇,真是太好了……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想……封印已久的回憶中,也不是只有傷感。我曾被用心的愛護過……只要明白這些就足夠。對游泳的恐懼感也能夠消除……感謝您……伊波同學……

--/--【在黃昏中】
明白……我想這裡應該是我留下的地方……雖然現在還未能原諒父親,還未能拋卻心中的芥蒂……我在自己的地方住下去……所以伊波同學……一直會在你身邊……因為不論和誰比,您都是我最信任的人……

--/--【浪人生(註2)】
真過份……!一玩足球就是這個模樣……!算了,這可能也是好事也說不定……一直都是我讓您看自己真實的一面。所以這次也輪到我吧。一直要看守著……一直都只將您……

真是超級無腦低能大蠢材(註1)
這樣長的罵人說話還是第一次見,真是獲益良多。原文是「無計画で卜ンボ並みの知能の持ち主……」不知有沒有翻譯得不好。

浪人生(註2)
未能考入大學而失學的學生。

看用語集時發現有關鷹乃親母的解說,鷹乃篇好像沒交待很清楚,順道翻譯一下。

母親
鷹乃親母。和丈夫不和,一直想著鷹乃兒時在泳池遇溺未能守護著鷹乃的事情。精神不穩定、精神有點問題的女性。在此之後,忘記之前的事。之後邂逅醫好她心病的男生,和此人建立新家。可是,好像沒有完全忘記鷹乃。雖然己經成為新母親,還給新女兒的名字叫「鷹乃」。雖然忘記之前的事,心中某處還有鷹乃的記掛吧。現在住所在距離桜峰三個站的私鉄一條小街裡。

「静流」的回憶日記

8/4【湯與姊妹】
和螢一起到酪薩克。試健同學推薦的湯,感覺非常可口。下次要試試其它的湯嗎?話雖如此,健同學看來好像很疲憊。畢竟還是鼓起幹勁的話好一點吧……唔!一切都很有幹勁吧!

--/--【海與速度】
絕好的海水浴天氣!然而紫外線有點過強……所以健同學幫我塗太陽油,真是癢得受不了(註1) ……塗完後已經用掉很多時間。可是今天真的很開心!很想再去吧。

--/--【洋裝與回憶】
健同學看起來很難受……也是吧,都是因為和螢吵架……可是,一定沒事的。螢又不是討厭健同學。健同學也一定拼命想和螢言歸於好……他們兩人快點破鏡重圓、重修舊好就好……

--/--【公園與旋律】
健同學為了螢做的音樂盒曲調的名字是「悲愴」……聽見這旋律時,立即感受到,不就是一直不能忘懷的事情……是十分重要的、十分難受的過去……對我而言,是宣告開始及終結之曲……

--/--【連絡與困惑】
健同學雖然說想把奏出「悲愴」的音樂盒丟棄掉,他應該不會做這種事。健同學,我當然知道你有多麼努力……可是不能解除螢的誤會……無論如何、無論如何二人言歸於好,好嗎……?

--/--【裝病與冰】
去探望健同學的病……臉色真的很難看。畢竟,還是介意公園的事吧……看見這樣難受的健同學,真難過。希望健同學一直都是精神飽滿。對我來說,除了探病外,什麼都做不了……

--/--【調製處方與動搖】
如何是好……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如果沒有察覺就好。無論如何,只會感到痛苦而已。可是……可是,健同學是螢最重要的男朋友吧!?我在想什麼……實在……
無恥……

--/--【意圖與風】
讓螢和健同學和好……這是我的職責。二人能夠談一談的話,一定能解除誤會……所以,如果可以這樣就好吧。螢和健同學如果可以言歸於好,我就會覺得幸福……對呀,為何我這樣也沒有想到……

--/--【沈默與承諾】
很久沒有聽到健同學聲音。那件事之後,和他見面有點難為情,所以沒有見面……打電話時,也感到十分緊張。可是……我必須和健同學見面談一談。要把螢現在的情況……然後,要把過去……

--/--【夢與陰晦】
不想傷害螢、不想看到螢哭泣面容……雖然如此,傷害螢最深的就是我這個人……所以,再也不能和健同學見面……我把這些全部了結的話比較好……不管是對健同學的感受,不管是自己的感受……

--/--【接吻】
我本來認為健同學會離開我,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對螢的事克服不了……可是健同學沒有離開,真是令我領悟到人生寶貴的一課……所以,我和健同學的關係沒有了結。無論和誰比,都是我只想一直在他身邊的人……

--/--【永遠的魔法】
嗯,畢竟還是有自己喜歡的人品嘗自己料理最幸福。啊,這次可能多做一點點……可是,健同學看來吃得很美味。吃完就很有幹勁起來?知道厲害吧,因為我就是俘虜健同學的魔女……

真是癢得受不了(註1)
原文是「だから健くんに日燒け止めを塗ってもらったんだけど、これがほんとにくすぐったくて……」(くすぐったい)好像除了解作「發癢的」外,也可解作「難為情」。Memories
Off 2nd中,静流好像說癢得受不了,但静流當時的感覺是癢還是難為情得受不了,則無從稽考。

「希/望」的回憶日記

8/2【邂逅】~望?
今天很疲憊……因為去做兼職,真的很累……周圍的人全都不知道這件事,工作又忙碌……那樣,自己是否能支持得了……?然而,健對我說「多努力做久一點,就能習慣」,不能不努力一點吧。

8/7【開朗快活】~希?
唔,今天十分開心!最初服務客人時,雖然有點不知所措,但好像很適合自己。也不是很不喜歡跑來跑去。兼職同事也很好,好像做得蠻不錯。好,下次再努力吧?

8/12【海水浴】~望?
今天真是十分開心!……和酪薩克各人到海邊、玩沙灘排球……唔,和健對戰真是太有趣了!唉、可能太過熱鬧不太習慣、有點困惑……但還是希望能夠再去……是真的,感覺真是開心……

--/--【訣別】~希?
明白,大概由於自己緣故。所以……結果可能迫不得已離開也說不定……可以……我真的不想吵架。不想離開。對於健,雖然已經很自制……可再也忍耐不住……

--/--【相反】~望?
令健感到困惑……狀況變得差,不知不覺就依賴健……畢竟覺得困惑……如果我體質可以好一點、如果我健康可以好一點……不要再這樣想。不要再羨慕其他人……

--/--【經過報告】~希?
一定很難受吧……健和稻穗的邀請,這樣拒絕……可是真的想放下不理……心中很想和健說話……不要對我這樣溫柔。因為我不是「望」,我不值得你這樣對待……

--/--【是希還是望】~望?
健一定是在生氣……因為我一直欺騙您……我如果早一點對您坦白就好……可是,怎樣也說不出口……好像說「小希」對自己的好意,對我來說就已經很高興……

--/--【是希還是望】~希?
結果還是欺騙健……可是希望您相信「望」對您愛慕。這孩子真心真意喜歡健……關於這點是千真萬確的。可是、可是……我也是真的對健……

--/--【羨慕的女孩】~望?
我一直很羨慕小希……所以將所有的錯全部硬推給她……即使如此,感受到您(健)的溫柔。對我還如此溫柔……為什麼?您是否把我當成是小希來喜歡呢……?

--/--【沒有價值的女孩】~希?
我雖然說自己是沒價值女孩,還感受到健的溫柔。是我的錯,使得望如此痛苦,都是自己任性……是您太過溫柔,健……為什麼?您是否把我當成小望來喜歡……?

--/--【信賴】~望?
對小希全部都坦白。自己到目前為止的痛苦……之後,也了解小希的痛苦。她到目前為止的感情世界……我覺得我們兩人能這樣交談真是太好了……可是卻不知這會帶來什麼結果吧……?

--/--【信賴】~希?
對小望全部都坦白。自己到目前為止的痛苦……之後,也了解小望的痛苦。她到目前為止的感情世界……我覺得我們兩人能這樣交談真是太好了……可是卻不知這會帶來什麼結果吧……?

稲穗信突擊訪問(MO2篇)
出處:Memories Off 2nd ‐白河ほたる‐/‐南つばめ‐/‐飛世巴‐/‐寿々奈鷹乃‐/‐相摩希/望‐設定解說Fan Book
翻譯:澄空学園.風之翼——白河ほたる/遊戲基地.OC2310(himitsu!!)——南つばめ、飛世巴、寿々奈鷹乃、‐相摩希/望‐

【信】「各位觀眾好!又來到我們《稲穗信突擊訪問》的環節啦!這次我們請到Memories Off 2nd的女主角,愛稱たるたる的白河ほたる小姐~~!」

【ほたる】「大家好,我叫白河ほたる,是浜咲学園的高中三年級學生……啊,這些信君你不是都知道嗎?」

【信】「這個啊,說得也是。不過這也是工作啊。好了,快繼續吧。」

【ほたる】「嗯,興趣是鋼琴,喜歡的東西是甜食,還有……阿健。」

【信】「原來如此。啊,果然很像是たるたる的回答呢……那麼,下一個問題。たるたる認為自己的性格怎麼樣呢?」

【ほたる】「嗯,我挺喜歡自己的性格。特別是幽默感,那可是厲害得不得了哦。要說有多厲害啊,那就是連阿健都會無言哦!」

【信】「那、那可真是厲害啊……話說回來,たるたる的『ほたる式冷笑話』大概一天會出現幾次?」

【ほたる】「嗯——……一天會有一個,大概持續有半年吧?不過,姐姐她老是叫我別在其他人面前說這個……」

【信】「静流姐……たるたる你真幸福,有這麼一個漂亮又溫柔的姐姐在你身邊。」

【ほたる】「我可先說好哦,信君。不准對姐姐出手哦?」

【信】「……(汗),接下來的問題。たるたる很擅長彈鋼琴吧,那麼將來應該是打算成為鋼琴家吧?」

【ほたる】「嗯?那當然……不過呢,我真正想當的是阿健的……啊,信君,你怎麼讓我說出這種話啦!」

【信】「……たるたる,我很久之前就一直在想,你到底喜歡伊波他哪一點?」

【ほたる】「哪一點啊……他的溫柔體貼吧。還有,我還喜歡踢足球時的阿健。那時候的阿健真是帥呆啦!該有,阿健他還經常為ほたる著想呢。」

【信】「……還真是LOVE LOVE……那麼,下一個問題。たるたる在桜峰市裡,最喜歡的景點是哪裡?」

【ほたる】「當然是阿健的家啦!」

【信】「呃,那是哪門子的景點啊……那,還有其他呢?」

【ほたる】「其他的話,那就是大海啦。桜峰的海可是很漂亮呢。」

【信】「嗯。不過對たるたる來說,最好的果然還是伊波房間啊……順便問一下,たるたる的房間又是怎麼樣呢?」

【ほたる】「怎麼樣?……很普通而已哦?有床啦,有書桌啦……書桌上還有阿健的照片……啊,信君你問這些要做什麼啊?」

【信】「呀呀,世界上的男生們,對這些是可是很——在——意的哦?」

【ほたる】「???」

【信】「好,那接下來的問題。夏天到來之後,最期待的事是什麼?」

【ほたる】「當然是和阿健一起去海邊玩啦!」

【信】「呃,我為什麼要問這個理所當然問題……那,可以跟大家說說たるたる小時候夏天的回憶呢~~?」

【ほたる】「唔,小時候我有和姐姐一起去過遊樂園的游泳池玩,在那裡還吃到很美味的棉花糖呢。」

【信】「嗯,果然很有小時候回憶的感覺呢。順便說一下,其實我呢……」

【ほたる】「那麼,信君,下一個問題是什~~麼?」

【信】「(被打斷)……要是有下輩子的話,たるたる想成為什麼呢?」

【ほたる】「嗯——……要是有下輩子,ほたる還是想做回ほたる呢!」

【信】「這樣啊,果然很像たるたる會說的話呢。那麼,戀人還是伊波好啦?」

【ほたる】「那當然啦~~!」

【信】「嗯,那接下來就要問問たるたる和伊波之間的事哦?」

【ほたる】「咦?我和阿健?」

【信】「嗯,首先呢,要是伊波帶你去約會的話,たるたる想去哪裡呢?」

【ほたる】「動物園!不然的話,水族館也可以哦。」

【信】「唔,果然都是情侶約會必到的地方呢~~」

【ほたる】「嗯~~或許吧?那信君你有和女生一起去過嗎?」

【信】「呃!?呀~~……這個啊……那個,好!下一個問題!」

【ほたる】「咦~~?不行啦~~信君你快回答啦!」

【信】「要是伊波喜歡上自己以外的人會怎麼辦?」

【ほたる】「信君你真是的!怎麼問這麼壞心眼的問題啦?首先,阿健他怎麼可能會討厭ほたる呢!」

【信】「對不起、對不起!對呢,伊波他不可能會討厭たるたる的呢。這個我是知道的啦……」

【ほたる】「真是的~~信君,你要是再說這樣的話,我就賞你一發『たるたる鐵拳』哦?」

【信】「真的非常抱歉……」

【ほたる】「接下來的問題是?」

【信】「嗯~~……可能又會令你不開心呢……那個……たるたる和伊波分手時那一刻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ほたる】「那個時候的事啊……我不大想去回憶起來呢……不過……」

【信】「不過?」

【ほたる】「我想……我想阿健他會明白我的。」

【信】「這樣啊……啊,對不起,我淨是問些奇怪的問題。」

【ほたる】「哎?……嗯,沒關係的。正因為克服這個難關,才有現在的ほたる和阿健呢。」

【信】「原來如此,兩個人之間的羈絆反而變得更緊密……說起來,之前伊波房間裡掛著的掃晴娘人偶,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ほたる】「啊,那個啊?嘻嘻嘻……是祈禱明天是個『晴天』的掃晴娘哦。」

【信】「嗯,祈禱兩人的關係放晴啊……好,那下一個問題,たるたる在鋼琴大會時選《愛之夢》,那又有什麼特殊意義呢?」

【ほたる】「嗯?選的時候,ほたる倒沒怎麼考慮過。現在想起來,我想大概是因為ほたる的心中下意識地想要彈奏這首曲子吧……那是ほたる對阿健的『愛的信息』哦?」

【信】「愛的資訊……我想一定有傳達到伊波的心中的哦。」

【ほたる】「嗯,謝謝你,信君。」

【信】「不過,たるたる在獲勝之後馬上就去留學吧?那時的伊波可慘透啦~~」

【ほたる】「啊?慘透啦……?」

【信】「嗯,說他時常,也不太對。總之就是經常一個人在呆呆想些什麼似的……」

【ほたる】「是這樣啊……阿健他在為ほたる擔心呢……」

【信】「絕對是這樣沒有錯,而且是擔心得不得了呢。」

【ほたる】「是啊……或許不應該說出來,不過我還真有點高興呢!」

【信】「たるたる,在出國後到回來這一段時間,你過得怎麼樣呢?」

【ほたる】「說是留學,其實也就是很短的時間而已……那時覺得很寂寞呢,感覺ほたる漸漸變得不再是ほたる一樣……ほたる果然是不會說謊的呢……因為ほたる連自己都騙不了自己呢……」

【信】「對呢。其實每個人都是欺騙不了自己的。即使硬要這麼做,最終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ほたる】「說得對呢……所以,ほたる就回來哦。回到阿健的身邊……」

【信】「……那麼,迄今為止,伊波他對你說過的話之中,給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麼呢?」

【ほたる】「就是他對我說的『我的願望,早已經實現』這句話。那時的阿健,是我一輩子的寶物哦。」

【信】「哦哦,伊波這小子在關鍵時刻還挺不賴的啊。平常老是那麼認真又那麼固執,害我老是擔心他……」

【ほたる】「真是的~~信君你啊!認真就是阿健的優點啊!」

【信】「哈哈哈……對不起、對不起,我開玩笑的啦。那麼,在最後請對Memories Off 2nd的各位玩家說句話吧!」

【ほたる】「ほたる相信大家都會一直和ほたる在一起的哦!」

【信】「『稲穗信突擊訪問』!這期的嘉賓是白河ほたる小姐!!」

【信】「呀!終於來到『稲穗信突擊訪問』的環節。這次的嘉賓是來自朝凪荘的神秘教師,南つばめ老師!那麼,老師,麻煩自我介紹一下!」

【つばめ】「我是南つばめ。東南西北的『南』,後面是日文平假名的『つばめ』。生日是5月30日。星座是雙子座。」

【信】「是浜咲學園的臨時老師吧!不對~應該說很羨慕您的學生,和這樣美麗的老師上課。」

【つばめ】「……」

【信】「自己也曾經從一所有這樣漂亮老師的學校退學。怎樣說呢……」

【つばめ】「……」

【信】「始終說來,和漂亮的老師這些不被世人接受的師生戀……」

【つばめ】「……信同學,您不是有些問題要問嗎?」

【信】「啊……對了!對不起,老師,不知不覺就忘記,那麼重新再來……老師如何看自己的性格呢?」

【つばめ】「……呀……」

【信】「『……呀……』的意思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呢?」

【つばめ】「說喜歡也可以,說不喜歡也可以……從全面性說來的話,無論那一種說法都說得不準確……您沒有這樣想嗎?信同學。」

【信】「的確是這樣……自己也有對自己性格,一些是喜歡,一些是不喜歡……」

【つばめ】「就是吧。」

【信】「嗯。老師畢竟還是不一樣。」

【つばめ】「……沒有什麼關係。」

【信】「不是吧,當然有關!說起話來也不一樣!說起來,老師有教師執照,畢竟還是想成為一名老師吧?」

【つばめ】「最先,自己不想成為一名老師,現在只是快要成為一名老師。而且,也不是想成為一名老師而考取教師執照,是有教師執照之後才做老師……所以,你的問題沒有什麼意義。」

【信】「抱、抱歉……唔,有教師執照之後才做老師,沒有教師執照的話,理應不可以成為老師……可是,沒有的話就應該沒有……畢竟還是有之後,老師才會當上老師……」

【つばめ】「……信同學,可以問下一個問題嗎?」

【信】「唔……對了……當上暑期的臨時教師感覺如何?」

【つばめ】「是這樣,儘管自己所教的可說沒什麼意義,但對全體學生都有出席來說,當中的意義實在好得很。」

【信】「……對這些傢伙如此用功是抱著什麼心情,到現在,自己也不太明白。」

【つばめ】「就是啊。可是信同學,一個人自己的想法就應該是一種現今狀態的反映,從這看法去考慮,來上自己課的同學,自己覺得很出色。」

【信】「不、不對……是這樣嗎?被老師這樣說起來有點害羞,不知說什麼好……」

【つばめ】「信同學說被我這樣說起來,是說『從這看法去考慮』的話嗎?」

【信】「……就是啊。」

【つばめ】「那麼,下一個問題想問什麼?」

【信】「……問什麼……如果再投胎,想做什麼呢?」

【つばめ】「小鳥……」

【信】「……什麼?」

【つばめ】「在空中振翅高飛的鳥。」

【信】「為什麼這樣想呢?」

【つばめ】「為什麼……(考慮一會兒)想親身感受一下這乘風的感覺。」

【信】「是風……這樣說起來,老師對大自然有很濃厚的興趣吧?風、火、花草之類,有沒有什麼原因呢?」

【つばめ】「原因?……No comment。可是信同學在這樣一個優美的環境下居住,也沒有對大自然產生興趣嗎?」

【信】「也不是,這樣說的話……」

【つばめ】「那麼,就不要問原因這些俗氣的事情。」

【信】「哈……唔……那麼。可以問一問在這附近最喜歡的地點是什麼地方嗎?」

【つばめ】「始終還是……朝凪荘。那兒對自己最有深刻的意味。」

【信】「朝凪荘嗎……唔……庭院到處荒廢,走廊又髒……」

【つばめ】「這是你們疏於打掃。啊……信同學不太會打掃吧……」

【信】「哪裡不會打掃!你看,在下可是十分擅長打掃!」

【つばめ】「這話可真是一派胡言。」

【信】「哪裡(泣)……其實真的不太會打掃。打掃太麻煩,所以自己的房間一塌糊塗。說起來,老師的房間給人什麼感覺呢?」

【つばめ】「房間……?什麼也沒有。」

【信】「什麼也沒有……電視機也沒有嗎?」

【つばめ】「哎……信同學不知道嗎?當然生活上一些最底限度的東西是有……其他就沒必要有……」

【信】「嗯……是這樣嗎。老師的話,和老師的感覺很像。」

【つばめ】「是嗎……呀,有一件日式浴衣。是搬來這兒之後買的。」

【信】「日式浴衣啊!快到夏天……對老師來說,夏天最喜歡做什麼?」

【つばめ】「大概是……煙花。」

【信】「是煙花嗎!感覺真不錯,在夜空中加上一大片煙花的光芒的話……」

【つばめ】「呀,不對。自己喜歡的是線香花火(註1)。」

【信】「是線香花火。原來如此……很適合老師,真是虛幻無常吧……」

【つばめ】「是嗎,覺得自己是虛幻無常嗎?」

【信】「呀!?不是、不是,沒有不好的意思……只是說有神袐感……(汗)……那麼輪到下一個問題。」

【つばめ】「……想岔開話題嗎?」

【信】「呀……這個嘛,老師好像會演奏鋼琴,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曲目呢?」

【つばめ】「沒有什麼特別……」

【信】「這個……老師請認真一點回答,好嗎?」

【つばめ】「對自己的問題又不回答,又要求別人回答問題。」

【信】「……真是感到萬分抱歉(泣) ……那麼,改變問題。進入正題!談談有關「イナケン」吧。」

【つばめ】「有關健同學?」

【信】「對了!那麼首先老師對『伊波』這傢伙觀感如何?」

【つばめ】「對……是風……吧。是還沒有決定去向的風……是這種感覺吧。」

【信】「是風……真抽象……那麼如果和伊波約會,想和他到那裡呢?」

【つばめ】「海……」

【信】「不錯吧!畢竟是夏天的海。如果可以的話,下次在下……」

【つばめ】「不用客氣。約健同學下次去。」

【信】「……是這樣……我說老師,喜歡『伊波健』這傢伙的什麼呢?」

【つばめ】「嗯,至少如果他不是經自己確切選擇過的人,自己也不會那麼喜歡他……」

【信】「唔……原來如此……『伊波健』是一個有決斷力的人嗎?」

【つばめ】「……這樣的形容可能不太正確……」

【信】「唔……原來是這樣。以下的問題聽起來有點唐突……假如伊波喜歡上其他的人怎樣辦?」

【つばめ】「……選擇的人是健同學……所以……」

【信】「是這樣嗎?雖然是認為『絕對不會這樣做』又或者『他不會是這樣的人』,不是也有很多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つばめ】「是說人的心意會變遷……可是自己覺得有永恆不變的感情很棒……」

【信】「真是很成熟的見解……原來是這樣。以下的問題聽起來也有點唐突……伊波是『たるたる』的男朋友時,心情是怎樣?」

【つばめ】「……No
comment。如果想知道的話,信同學只要試試轉換一下從我自己的立場來看,可是信同學和我的思考方式不一樣,結果的感受可能不一樣。」

【信】「……深感抱歉……莫非是有點生氣嗎?」

【つばめ】「信同學如果要這樣想的話,也不排除有這個可能。」

【信】「……抱歉(覺得這次訪問只是不停道歉……)那麼重新恢復情緒!伊波所對你說過的說話和做過的事情中,有沒有那一樣是最有印象的呢?」

【つばめ】「……不可說。我想這些事情並不是一些可以隨便對其他人說的事情。」

【信】「老師真是一位『秘密主義者』。」

【つばめ】「自己沒說過是秘密。只說是一些不可以隨便對其他人說的事情……」

【信】「哈……唔,那麼最後和Memories Off 2nd的玩家說幾句話吧。」

【つばめ】「要清楚理解什麼是自己該做的事,能做的事。要看清自己眼前一切。」

【信】「『稲穗信突擊訪問』!嘉賓是南つばめ老師!」

線香花火(註1)
http://www.hanabistore.com/spcart/1024.htm
在港澳也很流行,長條型拿在手上燒的煙花。也不太知道中文是什麼。小時候好像叫「滴滴金」。

【信】「來到『稲穗信突擊訪問』的時間!今次的嘉賓是性格開朗率直、明豔照人的飛世巴小姐啦!飛世小姐,麻煩自我介紹一下!」

【巴】「您好,飛世巴18歲,新手演員。」

【信】「呀……在這兒再見到面,真是奇遇啊!」

【巴】「什麼?您說再見到面……我們見過面嗎?」

【信】「唔,也不是吧,雖然在ルサック自己是單方面見到您……伊波和您搭訕,其實就是在下教的……」

【巴】「呀!那麼『伊波』說『可愛的女生』的話……」

【信】「……正是在下。」

【巴】「如果那樣說,自己可以和『伊波』邂逅,全因為是您的緣故。」

【信】「也可以這樣說。說真的是希望得到您們二人的感謝吧……」

【巴】「哈哈!多謝您!」

【信】「……可是,自己姑且也曾是澄空的學生,從未聽過自己的事嗎?」

【巴】「只是傳聞吧。」

【信】「什麼傳聞?」

【巴】「唔……是和智也……同學嗎?和他一塊兒做些不知所謂的事情的人」

【信】「喂、喂!……」

【巴】「呀,說起來,被ふみき老師拒絕的事……真的……」

【信】「喂,這些話說夠啦!」

【巴】「呀?只是慢慢想起來而己(笑!)」

【信】「好!那麼,嘗試慢慢來開始訪問(汗)。飛世小姐對改朋友綽號十分擅長,究竟是怎樣改呢?」

【巴】「首先想一想那個人看來最擅長的事,在擅長的事當中不靈光之處去想,再將名字誇張地縮短。」

【信】「那麼,如果是在下呢?」

【巴】「是想去印度嗎……那麼叫印度佬。」

【信】「另……另外的有沒有嗎?」

【巴】「那麼叫維那尊者(註1)………維那好像是佛之類。」

【信】「……」

【巴】「還是……印度佬吧。」

【信】「……對改名真是厲害……」

【巴】「只有……這一兩句稱讚自己的話?」

【信】「……哈哈,真是愉快,因為飛世小姐真是太風趣,也說不清楚吧?」

【巴】「說得清楚吧?」

【信】「……這樣說,飛世小姐覺得自己的性格怎樣?」

【巴】「這個嘛……不是討厭吧。」

【信】「不是討厭?」

【巴】「對呀。例如有一位好像自己一樣的人,我想自己一定會很喜歡他。」

【信】「原來這樣,的確飛世小姐說話也是那麼風趣……」

【巴】「……您說的風趣,是否有其他引申的意義?」

【信】「沒有、沒有,不是不好的意思,是說有幽默感,說話很清晰的意思。」

【巴】「這樣嘛,時常被人這樣說。不知是好還是壞……不被看成為一位一般的女生,感到有點難過。」

【信】「哈,這大概是伊波健的錯……那麼下一個問題。夏天最期待的事是什麼?」

【巴】「當然是海!其次是煙花。大大的一片,見到時真不知道說什麼。」

【信】「唔。畢竟夏天不可欠缺海和煙花……對了,飛世小姐有沒有什麼兒時夏天之類的回憶?」

【巴】「這樣嘛……父親有一次帶自己到一個高原的地方。雖然不太記得那個高原,在那兒感受到的風……好像飛在空中一樣……」

【信】「什麼……夏天的高原嗎?風景好像很好吧……這一帶的街道中,有那些景色是喜歡的?」

【巴】「桜峰那個公園吧,夠大,一個人練習最適合,又近海,可轉換一下氣氛。」

【信】「原來這樣,說起來飛世小姐是演員,練習是不可缺少的。」

【巴】「演員……只是新手?而且對認真以演員為目標的人來說,練習理所當然。」

【信】「對,這樣說也對……有點覺得很專業的想法。演話劇是否很辛苦?」

【巴】「對角色掌握不太好的時候,是很辛苦。我想這是自己對角色不投入……無論怎樣說,自己不能理解,混亂起來時最討厭。」

【信】「這……有專業演員性情……飛世小姐將來希望成為一個怎麼樣的演員?」

【巴】「這……比起自己的名字,希望觀眾可以最先記起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名字。無論如何,當然也沒有道理希望自己的名字被遺忘吧。」

【信】「演話劇很辛苦……那麼,對這次上演的劇目『TSUBASA』來說,有沒有什麼深入的體會?」

【巴】「自己畢竟第一次擔任主角,說起來,體會很深吧。而且上演前還發生很多事……我想對自己來說,也可說是轉捩點。」

【信】「原來這樣,果然體會很深……唔,那麼改變一下話題,可以問一下飛世小姐房間的情況嗎?」

【巴】「這個嘛……很樸實無華,沒有太多東西。雖也有張貼海報,但和小螢的房間比較起來,可能會有『哇,這也是女孩子的房間嗎!?』的感覺。」

【信】「呀?飛世小姐比較起來有點簡樸感覺……對女性化東西是否不太喜歡?」

【巴】「沒有這回事。家中也有布公仔……這樣說吧,和性格沒有關係吧。」

【信】「嗯。房間有可能反映自己性格……我自己房間也有點像自己本人的感覺。」

【巴】「唔?是一個怎樣的房間?」

【信】「……這是祕密(汗)。那麼,問下一個問題!如果再投胎想變做什麼?」

【巴】「唔……水母之類,不行嗎?」

【信】「也不是不行……可是為什麼要變成一隻水母?」

【巴】「因為,在海上輕飄飄的感覺看起來不是很好嗎?除此以外沒考慮過(笑)。」

【信】「哈哈!真是飛世小姐的本色,真是風趣。」

【巴】「唔,『伊波』也是那樣說……」

【信】「這不是很好嗎?感覺和健的性格很合拍,那傢伙也是很有趣的人吧。」

【巴】「……這很複雜吧。」

【信】「可是自己真的覺得性格很合拍,對了,那麼問一些關於健的問題!」

【巴】「什麼?關於健的問題?」

【信】「對。首先飛世小姐所見的健,是一個怎樣的傢伙?」

【巴】「是一個溫柔的人……吧?可能也是一個有分寸的人,畢竟被他這一方面而吸引可能是比較弱一點吧……」

【信】「戀愛是盲目的吧?」

【巴】「唔……可能是沒有想到這一層吧?」

【信】「為什麼好像是說無聊的愛情故事(笑)……呀,喜歡健的什麼呢?」

【巴】「一見鍾情吧,也很難說得清楚,怎樣說呢,好像是砰一聲地來到……差不多這種感覺。印度佬您沒有這種經驗嗎?」

【信】「唔,說有的話也算有……可是,印度佬的綽號也請不要再叫。」

【巴】「什麼?介意嗎?那麼叫維那尊者可不可以?」

【信】「(是最終選擇吧)……唔,那麼和健約會喜歡到那一處?」

【巴】「這樣嘛,看運動比賽之類,『伊波』喜歡足球,自己也不討厭。」

【信】「這樣很好吧,那傢伙對足球的認識很多。」

【巴】「對,談論得很熱衷。我想有一些熱衷至這種程度的事,也是一件好事。」

【信】「也對吧,有它的道理……以下的問題可能聽起來不太好……如果健喜歡其他人,您會怎樣做?」

【巴】「這題棄權。好不容易才可以順利解決,不可再想。」

【信】「……抱歉,畢竟是不太喜歡吧……也是自己不好。可是以下的問題也有點相似……當知道喜歡好朋友的男朋友時,心情怎樣……」

【巴】「知道『伊波』是ほわちゃん的男朋友時,心情很差,很難為情……一早知道就好。可是沒辦法吧,一見鍾情。」

【信】「是呀。喜歡的感覺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那麼健對您說過的話之中,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句?」

【巴】「到郊外前說『希望您成為自己的戀人』吧……只做十分鐘的戀人……」

【信】「真是傷心吧……戀人們的暫別……飛世小姐到再和健重逢為止的那段時候是什麼心情?」

【巴】「對自己來說,有很多不可以不做的事情……可是,只有到春天時才能回到『伊波』的身邊。」

【信】「這感覺很努力……以後打算怎樣?」

【巴】「今後以成為一位正式的演員而努力。這也是父親對自己的期望。」

【信】「我想飛世小姐的話是會成為一位出色的演員。那麼最後可以對Memories Off 2nd的玩家說幾句話嗎?」

【巴】「請密切期待自己下次成功故事的預訂!」

【信】「沒有所謂的預訂,請不要誤會。」

【巴】「什麼……是這樣嗎……?」

【信】「這是『稲穗信突擊訪問』!嘉賓是飛世巴小姐!」

(註1)稲穗信的讀法是 (Inaho Shin),(Ina
Hon)是將Shi除出。除了解稲穗外,亦可解作「維那」,這是僧侶的一種,「三綱」之一。「三綱」是掌管僧侶中各種事務的職銜。「維那」主要是掌管僧侶的綱紀。「三綱」是佛寺中掌管不同事務僧侶,分別為「上座」,「寺主」及「維那」。因時代不同,亦有不同稱呼。例如「上座」,「寺主」及「都維那」或「上座」、「維那」及「典座」。

【信】「好!終於來到『稲穗信突擊訪問』的環節。這次的嘉賓是美麗大方的游泳健將,寿々奈鷹乃小姐!那麼,寿々奈小姐,麻煩自我介紹一下!」

【鷹乃】「寿々奈鷹乃。18歲。現在在大學的游泳部繼續游泳。」

【信】「說起寿々奈小姐,早已經聽聞因為荒謬絕倫的高超泳術聞名……不對,應該說帥呆才對……!對呀,好像甚至還引起學弟妹間的騷動。」

【鷹乃】「是嗎?我只不過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罷了。」

【信】「……考慮事情的方法也這麼酷……寿々奈小姐如何看自己的性格呢?」

【鷹乃】「沒有什麼特別。完全不覺得像你所說的那樣。」

【信】「唔……感覺有點我行我素吧……開始轉入訪問正題。首先,夏天到來時,有什麼喜歡做的事情呢?」

【鷹乃】「畢竟……還是到泳池。雖然其他季節也有到泳池,室外始終是不一樣。」

【信】「說到泳池,真有寿々奈小姐的感覺吧。對於寿々奈小姐來說,在心目中是怎麼樣看待游泳?畢竟是不可或缺的吧?」

【鷹乃】「如要非常坦誠真摯說的話……差不多可以這樣說吧。」

【信】「坦誠真摯……是有點感到像自己的好朋友一樣嗎?」

【鷹乃】「差不多吧,可能是和自己這樣親近感覺。沒辦法做出對不起游泳的事。」

【信】「原來是這樣……這樣說起來感覺真不錯……如果這樣,寿々奈小姐是否有打算將來成為奧林匹克的選手呢?」

【鷹乃】「雖然說不上特別打算這樣做,但對參與運動的人來說,的確是個目標。」

【信】「唔……原來是這樣……如果是自己的話,肯定會加把勁……那麼,下一個問題。想請問一下對兒時夏天的回憶怎麼樣?」

【鷹乃】「記不太清楚……可是在沙灘堆沙有印象。我想當時想必很充實……」

【信】「那時……對,寿々奈小姐的父母……」

【鷹乃】「沒有留意到也不要緊。事情已經告一段落。.」

【信】「如果是這樣就好……可是現在詢問你對父母親的感受,也沒有問題嗎?」

【鷹乃】「父親也好,母親也好,甚至是自己,現在也各自有自己應有的居所。我想這樣的結果很不錯。只要他們生活健康……即使分開,這血濃於水的關係也不會有所改變。」

【信】「所言甚是。父母親情的羇絆,這關係,無論分隔多遠也不會有影響……說起來,這頸鍊是他們在什麼時候送給你的?」

【鷹乃】「記不太清楚。只記得這是父親所送的。我想大概……是小學初期送的。可能就因為是父親所送,雖然曾想過打算把它棄掉,始終也敵不過這箇中羇絆。」

【信】「羇絆……那麼要好好珍惜。呀,說起來寿々奈小姐的父親可是出版社常務董事吧。很厲害啊!」

【鷹乃】「嗯…… 這跟自己沒什麼直接關係……自己只是努力自己家中的事吧。」

【信】「唔……寿々奈小姐自己的家是書店。可是,寿々奈小姐也喜愛看書嗎?」

【鷹乃】「有啊……只是普通喜歡看罷了。隨便看看一些熱門的書。」

【信】「怎麼,在下可是主要只是看漫畫及雜誌……說起這話題,經常在寿々奈小姐家中出沒的那位女性朋友是……」

【鷹乃】「啊……是說双海小姐吧。雖然性格有點奇怪。據自己所知和感覺,是位可愛的女生。而且,最近請她到家中作客,她沖泡的紅茶真是十分美味。簡直嚇一跳……對了,那時她還說一些關於稲穗同學的事。」

【信】「什麼,双海小姐說些什麼?」

【鷹乃】「她問您還再去不去印度。」

【信】「什麼……!」

【鷹乃】「她很想要一些印度的茶葉。只是如此。什麼時候起程?」

【信】「啊……這以後再打算……」

【鷹乃】「……那麼,就傳話完畢。」

【信】「對啊……寿々奈小姐的房間是什麼模樣?從閣下感覺應該是整潔簡單。」

【鷹乃】「是嗎……?衣櫃有擺放著學弟妹贈送的禮物,此外我想沒什麼特別。」

【信】「禮物是男生贈送的嗎?」

【鷹乃】「沒有這回事。全是女生送的。毛公仔之類的東西。」

【信】「寿々奈小姐的形象和毛公仔好像不太相襯?」

【鷹乃】「是嗎?自己可說是十分喜歡毛公仔。」

【信】「唔,是有點令人意外的一面。此外真的很受女性歡迎啊,寿々奈小姐。」

【鷹乃】「是嗎?……自己也沒有特別做過什麼事,使自己受歡迎。」

【信】「唔……可能性格夠酷,又有溫柔一面……寿々奈小姐對香菜感覺怎樣?」

【鷹乃】「覺得很可愛,很喜歡……不要誤會,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作為學妹,覺得她很不錯。」

【信】「了解,當然明白。寿々奈小姐心中已經有『伊波』……唔……那麼繼續下一個問題……如果再投胎,想做什麼呢?」

【鷹乃】「這……說很想的話,可能是海豚。天生能自由暢泳,我想必定很開心。」

【信】「原來是這樣……寿々奈小姐真的很喜歡游泳啊……這樣說,這附近最喜歡的地點,想必是公共泳池。」

【鷹乃】「不對……是在藤川叫『パワ-スト-ン(Power
Tone)』的店鋪。其次是叫『ぺニ-(Penny)』的家庭式餐廳。食物款式比『健』兼職的餐廳多。」

【信】「家庭式餐廳?……這樣說起來,好像是經常和『伊波』一起去吧?」

【鷹乃】「嗯……算是吧…… (面頰有點變紅)。」

【信】「……原來如此……對了,寿々奈小姐對『伊波健』這傢伙觀感如何?」

【鷹乃】「大概是……對自己來說,是自己不能不坦率面對的人吧。即使不坦率面對,也沒法離棄。」

【信】「原來是『伊波健』的真誠(笑)。那麼,寿々奈小姐喜歡『伊波健』這傢伙的什麼呢?」

【鷹乃】「大概是他能了解自己心中的傷痛吧。」

【信】「是傷痛……心中的傷痛,的確是很難明白……」

【鷹乃】「對……可是他能了解自己心中傷痛……自己埋藏在心底的那份傷痛。」

【信】「能夠明白真正的寿々奈小姐……那麼如果和伊波約會,想一起到那兒?」

【鷹乃】「想一起去購物……之後大概是一起到餐廳吧。」

【信】「哈哈,說起來,從寿々奈小姐外表看來,看不出這樣好吃!以前從伊波那裡聽說過……」

【鷹乃】「我想沒有這麼嚴重。普通吧。」

【信】「可是,聽說一個人可吃完十人的份量……(汗)……那麼,下一個問題……這個……如果伊波喜歡上其他的人,怎麼辦?」

【鷹乃】「可能有一天真的會這樣……可是,現在不想去想。現在只是好像不想回到月亮的竹姬公主,只想在這兒留下來。」

【信】「……抱歉。問些奇怪的事……真覺得問不該問的問題……那麼下一個問題……伊波曾是『たるたる』的男朋友吧,有沒有無法接受的感覺呢?」

【鷹乃】「說沒有,只是自欺欺人。在白河小姐來說……伊波同學只是幫忙自己,雖然結果使他們兩人分手,自己還是喜歡得到伊波同學如此的幫忙。」

【信】「寿々奈小姐可真是說一不二,堅持己見,絕不退縮……真是一位有堅強信念的女生吧。」

【鷹乃】「也不算是很堅強……自己一個人想必做不來。可是,在自己的心中,已經有著他的支持……」

【信】「原來是伊波在心中的支持……對了,伊波所對你說過話中,有沒有那一句是最有印象呢?」

【鷹乃】「『去見一見母親吧』這句話……如果沒有這句話,我就不可以在事情上畫上句號吧。」

【信】「是這樣……全仗這一句話。那麼,是這樣,就把頸鍊托付給伊波……」

【鷹乃】「自己的心中有伊波同學……就是這樣一回事。而且希望這成為我們之間羇絆的象徵物,一直保全著。」

【信】「原來如此……在寿々奈小姐的心中有著伊波,想必是十分恩愛。為何最初好像對他很兇(笑)?」

【鷹乃】「這是因為……因為自己不太喜歡男生……對伊波同學又一無所知。」

【信】「哈,抱歉、抱歉!不對,在下是想說能找到自己最愛,感覺真是太好了。」

【鷹乃】「……對呀……真是太好了。」

【信】「那麼,在心中存在的那位(健),很想能聽一聽對今後的打算。」

【鷹乃】「首先,眼前的目標,大概是伊波同學能在大學入學試中合格。我想他一定可以成功。現在的他,一點也不覺得迷失。」

【信】「唔,因為有這樣一位既美麗又聰明的家庭教師吧。那麼,最後和Memories Off 2nd的玩家說幾句話吧。」

【鷹乃】「香菜就拜託各位。」

【信】「……就這樣?……『稲穗信突擊訪問』!嘉賓是寿々奈鷹乃小姐!」

【信】「Hi,來到『稲穗信突擊訪問』的時間!這次的嘉賓,是性格奇特而有魅力的雙胞胎相摩姊妹!那麼,麻煩兩位自我介紹一下!」

【希】「澄空学園2年級,相摩希。」

【望】「相摩望……」

【信】「呃……沒有簡單的方法能分辨兩位吧……?」

【希】「硬說要分別的話,髮型吧……」

【望】「梳得有點亂……不容易分別吧。」

【信】「呃……姑且努力試試吧。嗯……那麼,首先能否先聽聽您們對自己的性格有何看法?」

【希】「我很喜歡自己的性格。」

【望】「嗯……我希望自己的性格可以像阿希一樣的話就好。」

【信】「是嗎?我自己是很喜歡像阿望這樣溫順的女生。」

【望】「還是這樣會說話。」

【希】「可是,你們也說得對。對於像阿望這樣溫順的女生,男生是十分喜歡的,有點羨慕……」

【信】「沒有那回事……自己覺得兩位也十分有魅力……」

【希】「是真的嗎?嗯,說起稲穗先生,可是一位十分有信用的人……」

【信】「嗯?能像我這樣有信用的男人絕對沒有!對吧,阿望?」

【望】「是啊,阿希。稲穗先生可真是一位好人啊?對了,好像沒有女朋友……」

【信】「……」

【希】「……」

【信】「……呃,那麼繼續以下的問題吧……」

【希】「(稲穗先生……努力……)」

【望】「(咦……這個話題不可以嗎……?)」

【信】「對了……如果說到夏天,最期待的事是什麼呢?」

【望】「素麵……特別喜歡吃流水素麵(註1)。」

【希】「嗯……我自己則喜歡吃中華冷麵。」

【信】「喔……其他呢?」

【望】「嗯……這樣。」

【希】「唔……也很喜歡西瓜。」

【望】「呀……我自己也很喜歡。」

【信】「西瓜……畢竟夏天不可以沒有西瓜吧。」

【希&望】「就是啊!」

【信】「(心有靈犀吧。)那麼……附近有喜歡的去處嗎……?」

【希】「經常去寫生的公園。那處有一隻可愛的小貓。」

【望】「學校和……打工的餐廳。自己本來應該不可以去這些地方的!」

【希】「說起學校,稲穗先生在澄空可是十分有名吧?」

【信】「唔……是這樣嗎?」

【希】「(輕聲說)是改變嗎……?」

【信】「喂?你說什麼?說改變……什麼改變…?」

【希】「不,沒什麼……」

【信】「(咦?我有這麼大改變?她說感覺自己變得好還是差?唔,有點混亂!)」

【望】「喂,沒事吧?稲穗先生臉色很難看……」

【信】「呀,沒有、沒事!唔………以下問題……兩位如果再投胎,想變做什麼?」

【望】「不太肯定。」

【希】「希望可以變成和阿望在一起。」

【信】「在一起?」

【希】「對呀。我們是雙胞姊妹。」

【望】「可能原來有機會是一個人……」

【希】「對呀。說在一起,是說變成一個人的意思。」

【信】「呀,原來如此!兩人變成一個人……有這種事情發生的地方也說不定吧。」

【希】「真的嗎?」

【信】「對呀。經常也有人說平行世界之類的事情存在吧?」

【望】「唔,如果那是真的,有點駭人吧。」

【信】「唔。的確是!可是因為是雙胞姊妹的緣故,有沒有什麼得與失嗎?」

【希】「小時候,常被捉弄。」

【望】「裝作故意把我們認錯。」

【希】「方便之處也算是衣著方面吧。」

【望】「因為尺碼大小差不多,衣服交換來穿也很容易。」

【希】「可是,告訴您吧,實際上望的上圍尺碼是大一點的。」

【信】「什麼,阿望是這樣嗎?」

【望】「嗯,這……只是大1cm而己,只能說在誤差範圍以內而已。」

【信】「不是吧,這……1cm的差別也很大……」

【希】「稲穗先生?你說什麼呀?」

【信】「不是,這個……呀!說起來,兩位也會繪畫吧?想聽一聽你們互相之間對對方的繪畫有何看法。」

【希】「稲穗先生逃避話題也有一手吧。」

【信】「哈哈哈……呀,無論如何也想聽一聽你們的看法。」

【希】「望的繪畫……對了,『靜』。」

【望】「阿希的繪畫是『動』。」

【信】「呀,繪畫的感覺兩人也不太一樣。」

【希】「對了。」

【望】「可是,對我們兩人來說,也十分喜愛繪畫。所以我和望,無論誰都不覺得自己畫得很優秀。」

【信】「對。畫風不同是互相之問個性不同所致……不是優劣的問題。」

【希&望】「就是啊!」

【信】「唔。那麼下一個問題,是想聽一聽在兼職的餐店工作有何感想?」

【望】「很開心。自己是第一次……稲穗先生,店長及其他同事也對自己很溫柔。」

【希】「望很久都沒有如此有精神。」

【信】「原來如此……可是兩位輪替上班,自己也沒有發現。」

【望】「這樣說也是……可是,工作的熟練程度不同吧。」

【信】「工作的熟練程度……也對吧。一般來說沒有留意……」

【希】「如果相反說有很多人發現……自己也有點奇怪。」

【信】「的確是……那麼,問一些關於健的問題吧!」

【希&望】「關於健的問題嗎?」

【信】「對。唔……首先,兩位所見的健,是一個怎麼樣的傢伙?」

【希】「是一個溫柔得過份的人吧。」

【信】「溫柔得過份?健嗎?」

【望】「對……我想這可能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吧。」

【信】「可是,這樣的健兩位也喜歡嗎?」

【望】「就是這樣。」

【信】「有沒有搞錯……為什麼每次都是健……那麼,有沒有希望和健一起約會時想去的地方?」

【希】「我希望在海邊……雖然沒去過。說起來只有望和健到過海邊,有點在意。」

【望】「雖然這樣……」

【希】「太狡猾。」

【信】「好了、好了。阿望呢?」

【望】「對了……很想到美術館之類的地方。可是,不知道健先生有沒有問題呢?」

【信】「不知道吧……健和藝術不太有關連……說起來,自己也是吧。」

【希】「稲穗先生沒有興趣吧,那麼靜的地方呢?」

【信】「唔,的確不太拿手……自己知道很多熱鬧的地方。」

【望】「熱鬧的地方嗎……?」

【信】「是呀!如不介意,下一次和兩位……」

【希】「抱歉。」

【信】「……是這樣嗎……唔,接著的問題,想聽聽對健說過的話中,那一句印象最深刻?」

【希&望】「『至少和您見面時,我感到喜歡您』那一句……」

【希】「就是這樣吧,在健先生面前,我們兩人也是『相摩希』一個人。」

【望】「所以,我們的那一位也不能獨占健先生……從這句話中就可以了解……」

【信】「唔,女人心真是複雜。畢竟聽說好像有很多女生希望『想要您眼中只有我一人』之類……」

【希】「可是,我想不會有這樣的人。這是我們兩人扮作一人之後的結果吧……」

【望】「唔。我不想把這關係視作不正常……」

【信】「對……對呀。兩位和健的邂逅,不是什麼不正常的關係……」

【希&望】「對呀……」

【信】「對。好像真的發生很多事吧……例如和健的邂逅。那麼,可否說一說對這個夏天的回顧有何感想?」

【希】「發生很多事,十分疲憊。能和望說出心中想說的話,感覺很暢快,我想從今以後,我們的感情也能像現在一樣的好吧。」

【望】「我也這麼想。而且,這次的夏天自己首次如此努力,這是自己一生也不能忘記的夏天。」

【信】「是嗎!這樣太好了,對兩位來說成為一個重要的夏天。那麼,最後請和Memories Off 2nd的玩家說幾句話吧!」

【望】「那個是望,那個是希,分得出嗎?」

【希】「能完全了解的朋友,稲穗先生會送出禮物……」

【信】「……那有這回事!如果真的有人明白怎麼辦……?(汗)訪問到此為止!這是『稲穗信突擊訪問』!嘉賓是相摩希和相摩望!」

流水素麵(流しそうめん)(註1)
日本冷麵的一種。在冰冷的長水道中放進麵條(也有些水道是圓形的)。食客在水道旁邊把麵條夾起,放進素麵醬油中吃。在港台也不容易吃到。特色是麵條特別爽。
http://www4.nikkan-kyusyu.com/le/kyu/part2/020/gurumet.html
http://www.oklab.ed.jp/neisi/15/so-men/so-men.htm

飛世巴回憶場所
出處:Memories Off 2nd 飛世巴設定解說Fan Book
翻譯:遊戲基地.oc2310 (himitsu!!)

(國道)桜峰的公路,兩傍綠樹林蔭。附近這一帶的建築物給人一種恬靜的氣氛。

巴「唔……這就是桜峰的公路。例如,從Ressac回家時就會經常經過……不單路面十分寬闊,白天時,交通頗為繁忙。行人好像往來不絕……對了,自己多數是傍晚走過這公路,完全沒有行人。而且與家中相距甚遠……唔……這裡多數和伊波(健)在一起。」

(藍ヶ丘站)藍ヶ丘站,由於附近一帶很多新興住宅逐步發展,人氣暢旺。

巴「藍ヶ丘站是自己經常使用的車站,如果問為什麼,在家附近。其次……對了,覺得它外形很美麗,在芦鹿島電車中也算是大站……有很多人使用的車站,行人往來不絕很繁盛吧。出站口有一個小賣店之類的店鋪,很方便……」

(繁華街)位於藤川的繁華街。藤川站是蘆鹿島電車中最大的車站,可見繁華街非常熱鬧。

巴「藤川的繁華街,因為有很多各色各樣店鋪,是購物理想場所!和家中相距不遠,經常也到這裡……和朋友一起出外的推薦場所,可是,假日時人太多……如果假日時要練習,就很辛苦……無論如何,說起繁榮熱鬧,也總是不錯吧。」

(巴家)巴的家外觀上純樸簡單,整體上每一處都給人很好感覺。室內空間運用得很得宜,很寬敞舒適。玄關和屋的外觀一樣,也是純樸簡單,沒有堆砌感覺。

巴「唔……自己家是間兩層式建築物,有花園。因為自己和家人多喜歡純樸簡單。必然從外到內也佈置簡樸……呀,睡房有點不一樣,也有放置鋼琴及布公仔……可能會有點可愛的感覺。說起來,伊波(健)的花園比這裡寬敞……」

(劇院)劇院的外觀:和比賽會場分開的獨立設施,可容納人數大概是比賽會場的三分之一左右。劇院的內觀:在劇院入口附近設置一些椅子。可以舒暢休息一下。劇院內的觀眾席是一個小會堂,觀眾席的座位很寬敞,可以舒適觀賞表演。

巴「籃子劇團公演的劇院。聽說是一個小會堂,可是比想像中大,嚇一跳。周圍環境很寧靜,令人心境平和……所以,覺得能在這個劇院表演十分幸福。算了……那時也沒時間考慮這些事情……可是,觀眾席座位真的很寬敞,很適合做表演,令人感到很有幹勁。」

滲出的墨水
出處:Memories Off 2nd Complete Box~想い出のタイムカプセル~Disc 3~TALES OF THE MEMORIES
Pt.2~滲んだインク
聽寫.翻譯:巴哈姆特.asya(寂寞人形)

(【静流】「健……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寫信時的動筆聲)

(【静流】「最近天氣突然變冷,健,你有沒有因此而感冒呢?窗外已經堆滿雪,那個炎熱夏天影子已經不復見。像這樣的夜晚,是不是會特別讓人容易思念誰?我所掛念的,是那令人感到悲傷般的溫情,這或許是和ほたる吵一架的縁故吧。」)

(鋼琴聲)

【ほたる】「怎麼樣呢?」
【静流】「ほたる,妳彈的很棒呢。」(拍手)
【ほたる】「就只有這樣而已嗎?很棒也有很多分別吧。」
【静流】「嗯……應該說……聽了會讓人微笑……」
【ほたる】「聽了會讓人微笑?」
【静流】「就像讓人吃美味的料理,要被人家稱讚著說『好吃!』,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真正美味的料理,是會讓人打自心底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ほたる】「那人家的鋼琴,像是什麼料理呢?」
【静流】「就好像最高級的布丁似的,聽到的人都會覺得很幸福。」
【ほたる】「剛剛,我是邊想著健邊彈著鋼琴,所以,曲子裡一定充滿著愛情吧。
姊姊妳也一定是這麼想吧。」(静流動搖)
【ほたる】「姊?妳怎麼啦?」
【静流】「……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對了,為了表揚妳,我做點心給妳吃吧。」
【ほたる】「真的嗎?那……我另外還可以拜託姊姊一件事嗎?」
【静流】「什麼事呢?」
【ほたる】「人家跟健約好今天要去他家,所以,能不能請姊姊編些理由跟爸爸媽媽說呢?」
【静流】「現在已經很晚。」
【ほたる】「是要在那裡過夜的,像這種寒冷的夜晚,人家還是想和健在一起。姊,好不好嘛。」
【静流】「不行!不能出去!爸媽如果知道這是騙他們的話,一定會很難過的!」
【ほたる】「不被拆穿的話,就不會呀!再說,人家不是說『說謊也是為了一時方便』嗎?」
【静流】「『說謊也是為了一時方便』這句話,是說謊的人自己認為的,沒有考慮到那些被騙的人感受。」
【ほたる】「???」
【静流】「總而言之,我不想說謊騙爸爸媽媽他們。」
【ほたる】「那就算了,人家自己去……」
【静流】「今天不能出去,聽到沒有?如果妳偷跑去健那裡的話,我就把事情跟爸爸說。」
【ほたる】「姊,妳好過份!」
【静流】「過分的人是妳吧。總而言之,今天不行,知道吧?」
【ほたる】「人家不管啦!我最討厭姊姊妳!」(ほたる帶哭聲奪門而出)

(【静流】「我知道吵架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只是因為我感到嫉妒罷了。雖然健稱讚我,說我是理想中的好姊姊,但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小時候,我利用姊姊身分,曾經做更過分的事情。」)

(小時候)

【ほたる】「……姊。」
【静流】「真是的!妳這樣會害我分心啦!」
【ほたる】「可是……這個曲子是我要在發表會上……」
【静流】「換另外一首曲子,不就好嗎?」
【ほたる】「人家想彈愛之夢……」
【静流】「現在已經是我的曲子!」
【ほたる】「可是……」
【静流】「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再怎麼說,這曲子對妳來說還太早。」
【ほたる】「太早??」
【静流】「把手伸出來看看。看,手也是我比較大吧。」
【ほたる】「ほたる……可是……」
【静流】「還有,妳不會寫愛之夢的漢字吧。」
【ほたる】「可是……」(小聲)
【静流】「再說,妳沒有喜歡的男生吧。」
【ほたる】「嗯……」(小聲)
【静流】「那就不能彈這首曲子呀!這是充滿愛情的曲子喔!愛就是有喜歡的誰,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應該是我來彈。」
【ほたる】「ほたる不能彈這首曲子嗎……?」
【静流】「不可以!知道沒有!」
【ほたる】「人家不懂……可是,我知道……」(ほたる啜泣)
【静流】「妳知道就好……」(静流內咎)
【ほたる】「人家為了這個曲子,練習好久好久,人家很喜歡這首曲子……」(ほたる邊哭邊說)
【ほたる】「可是……姊姊要彈愛之夢,人家會放棄的……所以……人家會放棄的……」(ほたる大哭)
【静流】「哭……哭也沒有用喔!」(静流更加內咎)
【ほたる】「人家會放棄它的、會放棄它的……雖然很不願意,但人家還是會放棄的……」(ほたる極限)

(【静流】「我利用姊姊的身分,奪走許多原本屬於ほたる的重要東西。粉紅色的洋裝、可愛的洋娃娃;大的蛋糕。而這些東西,都是用ほたる哭泣臉龐所換來的。但是,在不斷重複這些事的同時,我察覺到,自己身為人家姊姊的這件事。要讓可愛的妹妹笑或哭,其實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於是,我變成一個好姊姊,想要讓她過的更加幸福。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奪走她重要的東西。然而……我卻愛上你……無可取代,對ほたる而言最珍貴,無可替代的你……」)

(Ressac)

【ほたる】「穿著服務生的健也好帥喔。健的打工還沒結束嗎?」
【静流】「他不是說還有一個小時嗎?」
【ほたる】「(嘟嘴)人家就是想快點出去玩嘛!啊……對了!姊,我跟妳說喔。」
【静流】「什麼事呀?」
【ほたる】「上次ほたる好高興喔。在和健一起放學回家路上的時候,人家跑著跑著不小心跌倒,結果跌倒……」
【静流】「這種事有什麼好高興的?」
【ほたる】「不是啦!人家正在煩惱要怎麼辦,健就伸出手對著我說『公主請起』。然後,把我背起來,送我到家。」
【静流】「……是這樣呀。」
【ほたる】「我問他說『大家都在看,很丟臉』,他就說『自己的女朋友受傷,背妳本來就是應該的呀!』人家第一次被人家當成公主看,覺得好幸福喔。」
【静流】「妳一定很喜歡健吧。」(静流帶點悲傷的微笑)
【ほたる】「嗯!我最喜歡健。像健這麼棒的人,竟然會是ほたる的男朋友,真是讓人不敢相信。」(ほたる自我陶醉)
【ほたる】「健的打工不能早點結束嗎……?」

咚!(桌子聲)

【ほたる】「姊,妳怎麼啦?」
【静流】「我突然想起我有別的事,我先走。」
【ほたる】「咦?姊!?」

(【静流】「我明明知道要祝福自己妹妹,但要我笑著祝福,對我而言……太痛苦。為什麼,你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呢?為什麼,我會與你相遇呢?而為什麼……我又會愛上你呢?而我……還能保持著好姊姊的樣子到什麼時候呢?……對不起,這樣說不應該吧。請放心,我雖然無法停止喜歡你的這件事,但我會將這份情意藏在心裡,繼續過下去。沒問題的,我早已經習慣放棄那些重要的東西。所以,請不要擔心,我一點都不會覺得痛苦……可是,我有一個請求,只有這一件事,希望你能夠答應我。ほたる是我妹妹的這件事,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改變。我發誓,為了她,我會一直扮演好姊姊的角色。所以……所以,如果有來世的話,能夠請你喜歡上我嗎!?你眼中注視的不是ほたる,而是我!白河静流!用力抱緊我!呼喚我的名字!能夠注意到我的存在嗎……求求你……」)

(廚房)

【静流】「嗯……生奶油份量有點少……應該沒關係……」

(【静流】「這封信,我不會把它寄給你,讓你看到沾滿眼淚的信紙一定很丟臉。還有,如果我將這份情意坦白的話,會失去更多的東西吧。假使我寄出這封信,或許它也會成為我最初,也是最後的信吧?我對你的這份情意,我會一直深藏在這抽屜之中。為了ほたる,也為了你。如果只要我一個人承受痛苦就能解決的話,我不介意。」)

【ほたる】「……那個……姊……」
【静流】「ほたる?」
【ほたる】「剛剛……對不起。」
【静流】「不會啦。」
【ほたる】「硬要姊姊妳說謊,姊姊妳一定覺得ほたる很任性吧?」
【静流】「我才要和妳說對不起呢。妳不是要去夢美的家嗎?」
【ほたる】「咦?」
【静流】「我會跟爸媽他們這樣講的。」
【ほたる】「謝謝姊姊!我還是最喜歡姊姊妳。」
【静流】「ほたる妳真是的……」
【ほたる】「真是的,妳又這樣摸人家的頭。再這樣讓人家撒嬌下去的話,人家可要~」
【静流】「可要怎麼樣?」
【ほたる】「人家會越來越黏人的(啾)。」
【静流】「對了,出門前要先通知我一聲喔。」
【ほたる】「???」
【静流】「我現在在做布丁,帶去跟健一起吃吧。」
【ほたる】「健一定會很高興的。姊姊最好!姊姊妳真好,那人家先去準備出門要帶的東西!」
【静流】「好……姊姊,是嗎?」

(【静流】「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你。比誰都還要來的喜歡你。」)

Memories Off 2nd Love Letters南燕篇

原载2002年8月9日发售的CD《Memories Off 2nd Love Letters》。

原帖地址:http://www.mosea.net/thread-13002-1-1.html/

中文译文:
迎面而来的风夹杂着秋天的气息,值此秋意盎然之际,你过的还好吗?我现在正过着平稳的生活,请放心。趁着课间的空闲时间,我写下了这封信。如果邻居突然给你送来这封信,我想,健君一定会很吃惊的吧。但是呢,健君,你没有机会看到这些文字了。这是一封写给你,却不会送到你手上的信。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我没有写收信的地址,而且,就连发信人的地址、姓名也没写上。呵呵,一定会让邮局的职员很困扰吧。这是既不知道要送到哪里,也不知道要送回到哪里的信。我只是单纯地想传达这份心情罢了。矛盾吗?不,不是那样的。至少,在我的心里是不矛盾的,即使现在也一样。我只想把这份思念和心意倾诉给那个永远也见不到的,在另一个世界的健君。

岁月流转,自从我搬来这条街道已经过去三周了。轻轻地闭上双眼,发生在这些日子的回忆就会一个个慢慢地浮现在眼前。在朝风庄的生活,在浜咲学园的授课,在樱峰街道上感受着迎面吹过的风独自散步……也正是因为这些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才让这些记忆永远不会褪色,不会变得苍白。在这无比重要,充满爱意的平静生活中,也有着一直温暖而散发着光辉的事情,那就是,与健君一起度过的时光。停下工作在烈日当空的运动场边一起品尝的果汁的味道,在被夕阳染上黄昏色彩的庭院里播撒下的柠檬种子的奇迹,从芦鹿电上将身子探出窗外倾听到的风之音色,我都忘却不了啊。还有昨夜的事情,简直像是置身于梦中一般,就像是处于微风吹动樟树枝叶,细雨淅淅沥沥地打湿了树梢一样不安的梦境之中。
健君,我很害怕,很害怕,害怕从梦中醒来,幸福就会消失不见。是的,这是梦。这些全都是,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和衣而睡时梦到的梦幻吧?只要醒来,梦就必定会消失。时值十五的夜晚,月儿圆了,夏天就将要结束了吧。这个夏天结束的时候,我打算和这些回忆一起消失。对不起,健君,我也许错了,也许没有错。但到底是对还是错,我想谁都不会知道的吧。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这么说:fair is foul,and foul is fair.美即是丑,丑即是美。
而一个无人知晓的遗憾就是,我不能继续守护着健君了。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在空中飞翔,也不能再引导健君了。喂,健君,你现在在哪里呢?你在凝视着什么呢?还是没有去追逐别人,还是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中,独自一人伫立着吗?看不到明天去向的布里丹之驴瞳孔里映照着的会是什么呢?你所在的地方,你所凝视着的东西,以及你所追求的东西,我都想要知道啊。

风向变了,差不多到时间了。但我还有很多很多想要传达给你的事情。健君,今天的课,你会来吗?老师我,真的希望你能来啊,为什么呢,因为今天一天的课都是为了健君而准备的哦。那么,就写到这里,我期待着健君走进教室的那一刻。#

此致

8月23日
南 燕
再启:现在的健君,能看见风了吗?
日文原文:

吹く風にも秋の気配を感じる今日この頃、如何お過ごしでしょうか。わたしおかげさまで穏やかに暮らせ通りので、ご休心ください。私は今、授業の合間にこの手紙を書いています。突然お隣さんからこんな手紙が届いたら、健くんが驚いてしまうかもしれませんね。でもね、健くん、これから私が綴る文章をあなたが目にする機会はないのです。この手紙は健くんに宛ではいますが、決して健くんのもとへは届かないでしょう。なぜなら、わたしはあて先を知らさないです。差出人の住所も、名前さえも私は書かない。ふふう、きっと、郵便局の局員さんは困ってしまうでしょうね。どこにも届かない手紙、どこにも帰らない手紙。ただ、私がこの気持ちを伝えたいだけ。矛盾してる?ううん、そんなことない。少なくとも私の中では矛盾なんてしていないの。これは、今はまだいない。永遠に出会うことのない。別の世界の健くんにあてたメッセージなのですから。

月日の流れは速いもので、私がこの街に越してからすでに三週間が経ちました。そっと目を閉じれば、数日間の思い出は次々と蘇ってきます。朝凪荘での生活、浜咲学園での授業、風を浴びながら桜峰の街を散歩したこと。ごくありふれた出来事ばかりだったけれど、だからこそ、永遠に色褪せることのない。とても大切で、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愛しい日常たち、そのなかでも、ひときはあたたかく輝いている記憶があります。それは、健くん、あなたと一緒に過ごした時間です。仕事をサボって炎天のグラウンドで飲んだジュースの味を 夕暮れに染まれ庭で飛ばしたレモンの種の奇跡を シカ電の窓から身を乗り出して聞いた風の音色を、私は忘れません。それと、昨夜の出来事、まるで夢の中を漂ってるようでした。樟の木の枝葉を揺らす微風のように穏やかでしとしとと梢を濡らす霧雨のように不安な夢の中を。

健くん、私はこわい、 こわいの、このしあわせが 夢から覚めて幸せが壊れてしまうのがとても怖い、そう、夢。あれは全部、夏の夜、転寝に見た夢幻に過ぎなかった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目が覚めれば、夢が消え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お時期 十五夜 ほら、月が満ちてしまう。夏が終わってしまう。この夏が終わるとき、思い出とともに私は消えるつもりだから。ごめんなさい、健くん。私が間違っ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そうでないのかもしれない、でも、たぶん本当のことなんて、誰にもわからないと思うんです。シェクスピアはマクベスという作品の中でこう言っています fair is foul, and foul is fair. 
いいは悪いで、悪いはいい。誰にもわからない一つ心残りがあるとすれば、これ以上健君を見守れないことです。空を飛べないから、健くんに導くことが出来ない。ねえ、健くん、あなたはいま、どこにいるのですか。そして、何を見つめているのですか。まだ誰にも追えず、あの果てしなく広い草原の中で、一人佇んでいるのですか。明日の行方を見失ったビリダのロバはその瞳になに映しているのですか。願うだろう。あなたの居場所、あなたが見つめるものを、あなたが求めるすべてのものを、私は知りたい。
風向きが変わりました。そろそろ時間です。まだまだ あなたに伝えたいことがたくさんあります。健くん、今日の授業、ちゃんと出てくれますか。先生、出てほしいなあ。なぜって 今日一日は健くんのために用意された授業なのですから。それでは、この辺で。あなたと教室で出会う時間も私は心待ちにしています。

かしこ
8月23日
南 つばめ

追伸:今の健くんにも 風は見えます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Memories Off Bridge
01.Prologue
02.First Story 信,命悬一线!
03.Second Story 思念的人
04.Third Story 信,启程!
05.Fourth Story 五年后的告白……
06.First Special Story 小夜美与静流华丽的一天
07.Fifth Story 信、新的旅程?
08.Second Special Story HAPPY GRADUATION
09.Final Story BRIDGE
10.Epilogue
11.Memories

CAST
稲穂 信???間島淳司
音羽かおる???田村ゆかり
今坂唯笑???那須めぐみ
双海詩音???利田優子
霧島小夜美???浅野るり
飛世 巴???仲西 環
相摩 希???南里侑香
白河静流???菊池志穂
白河ほたる???水樹奈々
三上智也???緑川 光
片倉ふみき???ゆかな

 
(C)KID

Memories Off Bridge
01.Prologue---------------------------------------

(香的独白:)

——那是发生在春天的事情了。
香:昨天的广播?那个听了,听了~
——半年前,我,音羽香,转学来到澄空学园后,在秋天的某一天所发生的那件事情,到最后终于落下了帷幕。
——然后季节平稳地度过了冬季,即将迎来下一个春天。
香:真是的,不可能的。还是这么有趣呢,你们两个。
——那时候,我和一些重要的朋友们,讴歌着在澄空学园的每一天。
香:啊,你没听那个广播么?那,就找录音的人借一下吧。唱片就可以吧?
——每时每刻都觉得那样快乐的日子能一直延续下去,但是……
香:是啊,是啊,快感谢我吧。
——二年级即将结束的时候,在这个教室里,新的故事开始了。
香:嗯,啊,那就这样,拜~
香:大家早上好~

02.First Story 信,命悬一线! ---------------------------------------

香:早上好,双海同学。
诗音:音羽同学,早、早上好。
香:奇怪,怎么了吗?好象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诗音:不,我一直都是这样子的。那个……
香:啊~原来如此。
信:唉~~~
香:稻穗君还是这么没精神呀。
诗音:是啊。从刚才起就一直这样,连坐在旁边的我都有些不高兴了。
香:唔,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期末考试考成那样,即使是有着跟蟑螂同等的粗神经的稻穗君……
诗音:……也会变的低落呢。
信:唉~~~
香:稻·穗·君。
信:噢,是音羽啊,早啊。唉~~~
香:真是的,这是什么态度嘛。不就是期末考试成绩差了一点而已,还有补考的吧,到时候加油一下就是了。
信:加油、吗……
香:没错,人要是认真拼命的话,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做什么都要努力才行。
诗音:但是,以稻穗同学现在的状态,升级的几率在一半以下呀。
信:呃……
香:啊,那个,稻穗君,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啦。啊,你看,学习成绩跟人的好坏是没关系的。
诗音:是啊,就算升不上三年级也没关系,之后会怎样才是最重要的。
信:呃……
香:我说双海同学啊。
诗音:是,我怎么了么?
香:稻穗君也是很在意成绩的,所以,现在还是对他说些温柔鼓励的话比较好。
诗音:哦,原来是这样啊,刚才没有注意到。那,稻穗君,即使你升不上三年级,我们也还会是好朋友的。
信:呜呃……呃……
香:啊,稻穗君,你没事吧。真是的,双海同学,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啦。
诗音:难道是要我说一些能让稻穗君高兴的话么?
香:对,所以不要说升级的事情比较好。
诗音:那,对了,刚才我在办公室听到了一件很感兴趣的事情。
香:很感兴趣吗,那,是什么呢?
诗音:好像是本真老师有事要休息三周左右的时间,所以会有一个临时教师来的样子。
香:这样啊。
诗音:名字好像是叫片仓史希,去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女性教师。嗯,我有幸见过她,头发很长,是个很美的女性。
信:啊!
香:终于有反应了么。
诗音:这个话题看来不错呢。
香:嗯嗯,最好不过了。听到了吗?稻穗君,一直这样没精神的话,很可能会被史希老师讨厌哦。
信:我说啊,我可不是因为成绩的事情才这样的。
香:咦,是那样吗?
信:确实期末考试的成绩很烂,这个我承认,升级有危险也是事实,但这些都是小事。
诗音:那么,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信:那、那是因为……
唯笑(乱入):啊啊啊啊啊啊!信君!
香:今、今坂同学。。。
信:唉。。又来了么。。
唯笑(喘气):哈呼哈呼……信君,你快听我说听我说啊,阿智、阿智他最近好冷淡的……
信:呃、啊,这、这样啊……
唯笑:是啊,今天早上啊,唯笑去找他上学,可他却说不想一起上学啊……
信:那、那可能是害羞吧……
唯笑:呜呜,才不是的,阿智肯定是另外有了喜欢的人了……呜呜……所以开始讨厌唯笑了……呜呜呜呜……啊呜呜呜呜……
信:不是的不是的,智也那家伙肯定只是不好意思而已啦。
唯笑:呜呜呜呜……啊呜呜呜呜……怎么办啊,信君,要怎么办嘛……
诗音:稻穗君烦恼的原因可能就是这个吧。
香:是、是这样的吧。
诗音:唔,不管怎么说,是不错的烦恼呢。
香:嗯,确实。不过,好不容易才刚变好些的,这样的话,看来是又要消沉回去了。

(上课铃声)

伊东老师:好了好了,都回到位子上去。
信:唉~~~
诗音:好像终于得到解放了。
信:真是的,伤脑筋啊。唯笑和智也那两个家伙一有点什么事情就都跑我这来。
诗音:如果觉得困扰的话,直接告诉他们不就好了。
信:唔,因为和他们发生过很多事吧,所以我不能那样。
诗音:那就没办法了。
伊东老师: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位新老师。
诗音:看来,好像是要说那位临时教师的事情。
信:咳,传说中长头发的美女老师么。是个怎样的人呢~嘿嘿嘿嘿~
伊东老师:这是新来的临时教师,片仓老师。老师,请进。

(惊讶声~~~~~~~)

信:啊!
史希:我是片仓史希,之后一段时间会由我来负责教日本史,请大家多指教了。
伊东老师:片仓老师将会代替本真老师教一段时间日本史,大家可要好好听课。
信:莫非是那个人么?不会吧……

03.Second Story 思念的人---------------------------------------

(刹车声——)

女子:喂,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信:啊,我没事。
女子:太好了……但是,以后走路的时候请不要东张西望的好吗,很容易出事的。
信:啊,是。
女子:嗯,这就好,那我走了哦。
信:啊,那个,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女:嗯~不用谢。那,再见了,拜拜~
信:那个人身上,有很香的洗发水味道呢……
智也:喂,信!你在听么?
信:哦,是智也啊,好久不见了呢。
智也:好久不见?不是一直在学校么。
信:是吗。
智也:你没问题么,信。从早上就一直很奇怪呢。
信:有吗,不是和平时一样吗?
智也:那就好。比起这个啊,有点事想和你说。其实是关于唯笑的事,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了。怎么说呢,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不是吗,现在突然要像男友一样……喂,信!我话还没说完呢!喂,你要去哪啊?
信:职员室。
智也:搞什么啊,那家伙。是又做了什么坏事,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了么。
信:史希老师在哪呢……啊,在那。
女学生:这里不太明白呢。
史希:这里啊……嗯,对对。
信:史希老师是不是那时候救我的人,我必须要确认一下才行。
信:那个,史希老师。
史希:是?啊,你好像是……
信:二年级的稻穗信。啊,那个,这个,我有个日本史的问题想问。
史希:但是,现在我还在给飞世同学……
巴:啊,老师,我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史希:是么,那飞世同学,如果又遇到问题的话就来问吧。
巴:是。那我先走了,史希老师。
史希:那么,稻穗君,哪里不明白呢?
信:呃,这、这个,那个……
史希:稻穗君,你真的有问题要问么?
信:当然了。有日本史的问题想要向老师请教才来的。
史希;明明连书都没带着啊?
信:那、那是我来这里的时候在半路上丢了。啊哈哈哈……
史希:唔,算了,把我的书借给你吧。
信:这股洗发水的味道……和那时候的人一样。
史希:稻穗君?怎么了?怎么突然发呆了?
信:啊,没什么。
史希:真是的,来,把书给你。那么,你要问的问题呢?
信:那个……大化革新是在哪年?
史希:645年。
信:那,源赖朝就任大将军是在哪年?
史希:1192年。
信:那,史希老师是哪年出生的?
史希:哎?
信:顺便也请告诉我用的是什么洗发水……
史希:稻·穗·君!
信:这也是日本史的一部分吧,哈,哈哈……
史希:我说,我的生日和用的洗发水,别说是考试时候,上课的时候也不会用到的吧。
信:呃、是这样么。啊哈哈哈……
史希:唉,你真的有想好好学日本史么?
信:呃,当然了!我最喜欢日本史了,某种意义上我都爱上它了,晚上不把日本史的书当枕头的话就睡不着的。
史希:是吗,那下节课之前写份报告给我吧,主题是“1127年金融恐慌的原因与其影响”。
信:呃啊啊,不会吧?
史希:你不是喜欢日本史吗,要好好努力哦~
信:怎、怎么会这样……

(铃声)

信:唉~~~结果,不但没能确定史希老师是不是那时候的那个人,反而还被要求写份报告。没办法,去图书馆找资料吧。
唯笑:啊,信君。
智也:喂,信。
信:哇,偏偏在这个时候。
唯笑:信君,早上的话,还没说完呢。
智也:我刚才的话,也还没说完呢。
信:啊,那个,我现在必须要写份报告才行,所以得去图书馆了。
唯笑:之后在去好了,比起这个,你听唯笑说……
智也:不,那之前先听我说。
唯笑:我先说!
智也:是我先说!
智也+唯笑(对瞪):唔……
信:真是的,受不了了,拜托你们自己解决好不好。
诗音:稻穗君,先和我走。
信:啊,双海同学。
唯笑:啊,诗音。唯笑找信君有事的。
智也:没错,双海,你要拉着信去哪里啊?
诗音:图书馆,有什么问题么?
智也:啊,不……
唯笑:没、没什么……
诗音;是么,那么失礼了。

04.Third Story 信,启程!---------------------------------------

信:唉~~~
诗音:稻穗君,从刚才就一直在叹着气,你到底怎么了?
信:啊,没什么。
诗音:是因为三上君和今坂的事情吗?
信:那倒不是,听那两人抱怨也不至于是多么麻烦的事情。我只是觉得我不方便在他俩之间像以前那样说话了。
诗音: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信:唉,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就这样下去不知道好不好。
诗音:哎?
信:你看,我期末的成绩很差吧?而且,我最近在想为什么一直得来上学。
诗音:来上学的理由么?
信:没错,每天都来学校的理由。虽然确实和智也他们在一起玩闹是很有趣啦,但我从没觉得学习是有趣的……唔,所以期末才考了那么个成绩。
诗音:稻穗君……
信: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什么目标吧。我不是因为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才来学校的,这么想的话,就感觉我的人生在走弯路。
诗音:原来是这样。
信:啊,抱歉,对双海同学说了些奇怪的话。
诗音:没什么,比起这些,我对稻穗君的事情另眼相看了。
信:哎?
诗音:稻穗君也是个很认真的人呢。不像我,只是把高中生活看做是走向未来的过程而已。
信:啊,不、不是那样的。不同的人想法是不一样的嘛,啊哈哈……
诗音:呵呵,也是呢。我认为这些事情和历史的解释是一样的。
信:历史的解释?
诗音:人们很容易就会认为写在书本上的历史就是对的。但那只不过是一般的说法,事实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信:哦……
诗音:也就是说,后世的人在解释历史的时候,对那些一般说法有另外的见解也是可以的。所以,稻穗君也理所当然地有自己的历史观念和想法。
信:原来如此。
诗音:稻穗君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要靠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去做什么。对稻穗君来说,那才是属于自己的正确的历史。
信:属于自己的历史吗……
希:请问,您是图书委员吗?
诗音:啊,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希:那、那个,我在找一本书,想问一下那本书在哪里。
诗音:嗯,知道了,那个……
希:啊,我是一年级的相摩希。
诗音:相摩同学吗,要找的是什么书呢?
信:这、这个香味!
信:双海同学!
诗音:呀啊,怎么了?
信:这个香味,你用的是什么洗发水?
诗音:哎,洗发水?这、这是从妈妈那……
信:不是这个,这是什么牌的?我在问这是什么牌子的。
诗音:那个啊,这是アーブレイオルガニコ的甘菊草本洗发水。
信:アーブレイオルガニコ是么,好,双海同学,谢谢你!
诗音:等等,你要去哪里啊?
信:我去创造历史!
希:那个、真是很精神的朋友呢……
诗音:是、是呢……

香:我说,你们两个。
智也:什么?
唯笑:怎、怎、怎么了,音羽同学?
香:你们两个就不能正常点吗……
智也:你在说什么嘛,我们很正常的,对、对吧?
唯笑:是、是啊。我和阿智,一、一直都是这样的,对吧?啊哈哈,哈哈……
香:看来是有够稻穗君受的了。
信(插入):不好意思!
唯笑:啊啊啊啊啊!信君!
智也:信,你做什么了么,被叫到办公室里。
信:不,没什么,我只是查点东西。
香:咦,到办公室查东西吗?
唯笑:比起这个,早上的话还没说完呢,快听我说。
智也:不,先听我说。
唯笑:我先说!
智也:我先!
智也+唯笑(对瞪):唔……
信:啊,抱歉,我现在有事要做的。
智也+唯笑:啊啊啊……
信:那我走了。啊,对了,音羽,人要是拼命努力的话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对吧?我,决定要努力一下试试了。那么,先走了。
香:稻穗君,早上说的事,原来还记得啊。
智也:搞什么啊,那家伙。
唯笑:真是的,有不好的预感。
香:呵呵~我觉得没那回事的。
唯笑:啊,为什么?音羽和信君发生什么了么?
香(笑):没什么。呵呵~

05.Fourth Story 五年后的告白…… ---------------------------------------

信:史希老师——
史希:哦,是稻穗君啊。
信:你好。
史希:你好?呵呵,怎么了,怎么跑到这来了?
信:那个,我有事想问老师。在办公室打听到老师差不多要到登波离桥附近了,于是……
史希:于是就特意追到这里来了?
信:啊,是。
史希:真让人没办法。
信:对不起。
史希:呵呵,没事。想要问我的事是什么呢,还是日本史的问题么?.
信:不,是我的历史。
史希:稻穗君的历史?
信:对。那、那个,史希老师是住在樱峰的吧?
史希:嗯,是啊。怎么了?想问的就是这个么?
信:啊,还有,史希老师用的洗发水,是アーブレイオルガニコ吗?
史希:作为男孩子居然知道这个啊。没错,就是アーブレイオルガニコ哦。
信:果然。
史希:稻穗君?这个为什么会和你的历史有关呢?
信:其实,五年前,我有次差点被车撞到。
史希:五年前?
信:那时候有个女孩救了我。那个人也是长头发,头发上的香味和老师用的洗发水是相同的,如此看来那个人莫非就是……我一直在思念着那个人,一直都想再次见到她,然后告诉她我的心意。但是,我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史希:唔,原来你就是那时候的那个男孩啊,被这么一说,确实挺像的。
信:那……
史希:嗯,我也还记得,在沿海的道路上边发呆边走路的男孩。真好,已经长大成这么出色的男孩子了啊。
信:老师,我……
史希:这,就是你的历史吗?
信:我,喜欢上了史希老师……不,是喜欢上了那时候的那女孩,从她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思念着她。并且,一直都想把这份心情告诉她。
史希:谢谢你。但是,我的历史,已经有一部分被决定了。对,半年之后,我就要结婚了。所以在澄空学园做临时教师教的课就是我最后的课了,虽然教师生涯只有这短短的一年……
信:是、是么……
史希:不过,我也很高兴,最后能有一个像稻穗君这样的学生。
信:啊,我吗?
史希:不对吗?你是和我有着同一页历史的学生哦。能有这种经历的老师很少不是么?这样一想的话,我短暂的教师生涯可能也是很不错的吧。
信:史希老师……
史希:呵呵,所以,谢谢你,稻穗君,谢谢你能做我的学生,给我的教师生涯留下了最后的回忆。虽然我不能回应你的心情,但是,我非常感谢你哦。
信:不,我才是。能见到老师真好。能直面自己思念的人,真是太好了。
史希:能听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呵呵~不过……
信:不过什么?
史希:日本史的报告别忘了,要好好地交给我哦。
信:我知道了。
史希:嗯,很好~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信:那、那个……史希老师,真的很谢谢你。
史希:呵呵,没事的。那学校见。
香:啊,真是的,竟然被那两个家伙缠到这么晚。不快点回去的话,会被骂的。咦?那是,稻穗君?
信:啊,是音羽同学。
香: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信:没什么,稍微想点事情。
香:是吗。
信:那个,音羽同学。
香:嗯,什么?
信:现在的我是什么感觉的呢?
香:唔,好像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呢。
信:是吗……也是呢。你不问为什么吗?
香:怎么,想说么?
信:啊,不,那倒不是。
香:那我就不问了。不过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信:哎?
香:一定是,稻穗君刚刚努力过了吧。
信:……
香:因为没有去努力的人,是不会有这副表情的。
信:音羽同学,我、我……
香:稻穗君,这次不行的话,那就再努力吧。那样的话,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信:嗯、嗯……
香:所以,今天就哭出来吧,我会陪着你的。
信:音羽同学,谢谢……谢谢你……呜呜呜呜……

06.First Special Story 小夜美与静流华丽的一天 ---------------------------------------

小夜美:漂亮~~~~~
小夜美:燃烧了燃烧了,真是让人激动的比赛啊!格斗怪物藤谷和上届冠军的对决,光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呢。但是怎么说都觉得藤谷赢的可能性要大一些,那体格,那胳膊那么粗,不停地攻击对方,最后让对方露出破绽,然后一击决定胜负。虽然可爱的男孩是不错,但是那样的也让人无法割舍呢。啊呀,真想被那强壮的胳膊抱住~~~
静流(同时):……确实是从这边,然后,从这里……然后再……唔,果然不实际做一下的话,还是不明白呀。
静流:小夜美,稍微抱歉一下哦~
小夜美:啊,静流,等一下。
静流:先抓住手腕,然后把脖子这样……
小夜美:呃……啊……

(拧断什么的声音)

小夜美:啊……啊……呃……
静流:啊,果然是这样,就是这样弄呢。
小夜美:静流,脖、脖子……
静流:果然不实际做一下是不懂的呢。啊,终于明白了~
小夜美:静流,放开、快放开……
静流:下次找健君试试好了~
小夜美:哇!我,不行了……
静流:啊,小夜美?你没事吧,小夜美!
小夜美:静流,你突然就抓住别人的关节可是个坏毛病。
静流:也抓住脖子了哦。
小夜美:不是说那个!我是说你突然就对好友下手的行为!
静流:下手啊,小夜美明明已经咽气了嘛。
小夜美:我说啊,我是在问你这种行为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静流:我都已经道歉了嘛,没想到你会晕过去……会请你吃中午饭的,所以原谅我吧。
小夜美:对这个,我也有话要说。
静流:啊啦,是什么呢?
小夜美:我说啊,为什么这个桌子上摆着的全是奶油凉汤,而且还是五六盘!
静流:不是挺好的吗,很好喝的哦。
小夜美:啊啊啊,喝了这么多奶油凉汤的话,连胃都会涨起来的。要请客的话,就点些米饭啊肉啊等像样的有营养的好不好。
静流:真是的,小夜美,你就是因为吃太多固体食物才会这么爱发脾气的哦。
小夜美:和这些没关系!听好,静流,我是对你那我行我素的态度生气。
静流:好好,我知道了,所以快点吃吧。再不快点的话就凉了。
小夜美:奶油凉汤不本来就是凉的么。
静流:啊,也是呢。
小夜美:真是的,和你一起的时候还真是费力。
静流:说起来,小夜美,听说稻穗君最近发生了些事情?
小夜美:静流也听说啦?
静留:据说是向喜欢的人直接告白了。
小夜美:没错,很直接的。静流你去安慰一下信君如何,以前不是甩过他么。
静流:真是的,不要说了啦,我也是有些在意的。
小夜美:嘿嘿,玩笑而已。 但是被拒绝也是没办法的嘛,偏偏在登波离桥向人家告白。
静流:哎?
小夜美:啊啦,静流不知道吗,在登波离桥告白成为情侣的恋人,之后一定会分手的传说。
静流:啊,是这样啊。
小夜美:是啊是啊,信君好像也不知道,我告诉他以后他很茫然的。

(手机铃声)

小夜美:稍微等下哦,静流。嗨嗨,我是美丽动人的女大学生小夜美~啊,是信君啊,现在正好和静流说着你的事情呢。啊,公寓的事情吗?那个的话,有静流的帮忙,说正好有个不错的地方。嗯嗯,现在么,在和澄空的大家发表重要的事情前能不能先见面么?啊,是嘛,我倒是无所谓……喂,静流,信君问我们有没有时间,怎么办呢?
静流:是吗,只是一会儿的话就可以哦。
小夜美:嗯,那就这样。
小夜美:久等了,嗯,会带着静流一起去的,那信君现在在哪呢?啊,车站前的钟楼附近么?十分钟后就过去,嗯,嗯,知道了,那一会见。
静流:那也没什么时间了,走吧。
小夜美:是啊,去看以前被静流甩掉的男孩。
静流:真是的,再说的话,我就生气了哦。
小夜美:啊哈哈,开玩笑的啦。不要生气啦静流。
静流:我才不管呢。
小夜美:等下啦,静流,静流!

07.Fifth Story 信、新的旅程? ---------------------------------------

小夜美:静流,是什么地方来着?
静流:朝风庄。
小夜美:啊,对,朝风庄105室,那里离信君打工的地方也很近,而且最重要的是房租还很便宜。
静流:唔,虽然外表上看有些老旧了。
信:啊,没事,完全OK。只要能遮风避雨,不管是如何破旧还是会闹鬼什么的都无所谓。
小夜美:呵呵,不管怎样,总之很适合现在的信君呢。
信: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小夜美:因为是可爱的后辈的请求嘛,姐姐们只要能帮忙的就一定会帮你的。
静流:啊,已经这么晚了,我必须要走了。
信:静流姐,现在就要走么?
小夜美:是啊,明明马上信君的同学们就要来了的,偶尔和后辈们好好玩一下也不错的哦。
静流:对不起,我和妹妹约好了要去买东西的。
小夜美:小萤吗,是么,那就没办法了。
静流:啊,对了,稻穗君认识我妹妹萤么?
信:不,好像没见过。
小夜美:虽然和静流不是一个类型的,但是也非常非常可爱哦。
静流:小夜美真是的,别乱开玩笑啦。
小夜美:啊,抱歉抱歉。那,小萤怎么了么?
静流:其实呢,小萤的男朋友也住在朝风庄哦。所以希望之后要住过去的稻穗君能照顾下他们。
信:我吗?
静流:对不起,把这种事推给你。但是,我觉得只有稻穗君才靠的住,所以……
信:好,没问题!请交给我吧!静流姐的请求,不才稻穗信一定会努力完成的。
小夜美:不用那么夸张吧。
静流:我必须要走了,那拜托了哦,稻穗君。
信:好~
小夜美:信君,之前不是刚被喜欢的人拒绝了么,恢复的真快呢。
信:啊,这……小夜美姐不要再说那个了啦。

智也:你说什么!
香:要休学?
诗音:然后去印度?
唯笑:信君,是认真的吗?
信:嗯,不能再认真的认真。
小夜美:我刚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为了筹备去印度的钱,要自己一个人住,所以要我介绍房租便宜的公寓。
智也:那小夜美姐就这么介绍给他了么,都不阻止一下说说他吗?
小夜美:可是,没办法了嘛。都已经向学校递交休学申请了。
唯笑:哎哎哎哎哎?信君,那是真的吗?
信:当然。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的话只会影响自己的决断。
香:可你父母还真的同意了么?
信:啊,不,并没有同意啊。不管我怎么说都不听,所以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唯笑:怎么能这样啊……
信:这样的话,不是更应该自己一个人生活么。在家的话,肯定每天都被烦死的。
智也:可是,你为什么突然就要去印度啊?不会是什么因为想要吃到真正的咖哩这种无聊的理由吧?
唯笑:是啊,想吃咖哩的话……想吃咖哩的话……去藤川的咖哩博物馆不就好了,唯笑会陪你一起去的。
诗音:我想不是因为这个吧。
小夜美:不,信君的话,真是因为这个也说不定。
香:真是这样的话,我绝对和你,绝交。
信:喂,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吧。这次的事,我也是好好想了很久之后才决定的。
智也:好了,你倒是给我们好好说明白。
唯笑:阿智……
智也: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和我们商量,就自己决定。我们是这么无所谓的关系吗?
信:智也,对不起。但是,这是必须我自己决定的事。
诗音:稻穗君……
信:按我期末考试的成绩,肯定是要留级的吧。开始时候觉得无所谓,心想就那么继续混着吧。但是,现在不同了,我要自己想想,想想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香:自己想做什么吗……
信:啊,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走下去,然后好好地创造我自己的历史。为此,我要在某个地方自己独自努力下去。所以,为了能重新审视自己,我决定——要去印度!!
众人:哈啊……
小夜美:啊哈哈~好,少年,说的好。姐姐替你加油~
诗音:唔,为了重新审视自己就去印度吗,呵呵,这个想法我认可了。
香:我也是,喂,三上君,稻穗君想要努力了,你就真心地祝福他吧。
唯笑:是啊,阿智,唯笑也会为信君加油的,庆祝信君将要开始新的旅程。
智也:切,可恶,知道了。信,你要和我约好,要去印度的话,那,一定要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回来。
信:嗯。
小夜美:那么,为了信君新的旅程,大家要好好庆祝一下。
诗音:虽然认识的时间只有短暂的一年,但这也是信君的毕业式了呢。
唯笑:嗯!是啊,诗音。那,唯笑……唯笑要去卡拉OK唱歌!
香:是啊,卡拉OK包间的话,怎么闹都不会有人管的。
信:大家……
智也:这样就感动的话,可不像你。难得庆祝一次,那就赶快出发吧。
信:啊。
小夜美:那,为了举行信君的毕业式,向着卡拉OK,LET'S GO!
众人:哦哦哦哦……

08.Second Special Story HAPPY GRADUATION ---------------------------------------

小夜美:那么,为了庆祝信君的毕业式,大家一起——
众人:干杯!!
唯笑:耶~信君,恭喜你。
信:啊哈哈。谢谢谢谢~
香:不过,说起来,信君真是让人惊讶,没想到竟然要去印度呢。
小夜美:是啊,但是,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智也:这么说来,双海同学去过么,你的父亲不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在世界各地旅行着吗?
诗音:嗯,我确实有去过几次。
信:真的吗,双海同学,那印度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知道的话,就先告诉我吧。
唯笑:真的有很多雕刻品吗?
小夜美:那里的人每天都只吃咖哩吗?
香:电影也很受欢迎呢。每年都会公开800多部么?
智也:恒河听说也很漂亮,总能听到很多相关的故事。
诗音:原来大家对印度的印象是这样的啊。确实,你们说的也不是没有,但是,说起印度的话,还有一个绝对不能忘记的事情。
香:双海同学,难道……
诗音:没错,说起印度的话,就不得不说红茶了。印度每年都要生产75万吨的茶叶,可以说是世界上的茶叶第一大国,这才是真实的印度。
小夜美:啊呀呀,好像又开始了呀。诗音的红茶讲座……
信:看来是呢……
香:这个,一旦开始,会很长的吧……
诗音:听好,印度红茶以位列世界前三的大吉岭为首,还有阿萨姆,橘子贝果等……
唯笑:怎么办,阿智,不阻止的话好吗?
智也:虽然这么说,可是弄不好的话,没准就更加麻烦了。
小夜美:唔,就先这样吧,过一会说累了就没事了。
香:同意。
诗音:再与牛奶搭配出印度独特的味道,那清爽的口感。只要稍微喝一口,幸福的感觉就会扩散到全身。啊。话还没说完呢,你们在做什么啊,红茶还没说完呢,这样的话,不就没办法把红茶的美妙之处告诉你们了吗……啊……这一定是阴谋……

香:嗯,可能会稍微晚一些。嗯,不用那么担心啦,我挂了哦。唉……印度吗,感觉好遥远啊。
小夜美:小香~
香:啊,小夜美姐。
小夜美:呵呵,怎么了么?还不进去吗?
香:啊,刚才和家里打了电话。大家兴致都很高的样子呢。.
小夜美:是啊。诗音刚刚有些不高兴了,不过现在也好起来了。
香:是吗。
小夜美:那个,小香,印度确实是很遥远呢。
香:哎?难道……
小夜美:抱歉,我听到了。
香:啊,其实,那个,并不是那个意思的……
小夜美:呵呵。是嘛。那,之后我说的都是我的自言自语哦。信君也是那样,如果是自己的事情的话,他也会变得迟钝的。不说清楚的话,他可是不会知道的哦。
香:小夜美姐……
小夜美:呵呵,好了,大家都在等着呢,快点进去吧
香:嗯。

小夜美:大家久等了~
唯笑:啊,小夜美姐,音羽,你们俩刚才在外面做什么呢。
香:啊,那个……
小夜美:那是女生之间的秘密~
智也:那是什么啊。
诗音:还真是让人怀疑呀。
小夜美:唔~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啊,信君,有个请求。
信;哎?我么?
小夜美:嗯,没错。刚才小香的父母打来电话,好像很担心的样子,所以,回去的时候,想要你送小香回家。
香:哎?小夜美姐?
小夜美:嘿嘿~
信:啊,好啊,反正离家也很近。音羽,我会送你回去,放心吧。
香:啊,谢、谢谢……
小夜美:这样就万事OK了~那,夜还很长,大家要好好狂欢一下哦!
唯笑:那,唯笑要唱歌了。喂喂,诗音也一起来吧。
诗音:啊,可是,我……
智也:你害羞什么嘛,双海。信的毕业式嘛,要玩个痛快才行。
诗音:可、可是。我的歌不是能在大家面前唱的水平……那个,我说……
智也:没事的啦。和信唱的歌比起来的话,无论谁唱的歌都会是天籁之音的。
信:可恶,你说什么!我说,智也你这家伙,就连这个时候,都不能给我这个主角说点好话么。
智也:事实嘛,没办法啊。是吧,唯笑?
唯笑:啊哈哈,阿智说的过分了啦。虽然确实很对就是了……
众人:啊哈哈哈哈哈~~~

09.Final Story BRIDGE ---------------------------------------

香:真的已经很晚了呢。
信:是啊,因为没人想回去嘛。要是那样一直下去的话,估计就得玩到早上了。
香:呵呵,嗯,大家兴致都很高嘛,没办法。
信:但是,还是感觉心情有些奇怪呀。
香:奇怪?为什么?
信: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需要庆祝的事,大家却都来为我一个人的毕业式庆祝。
香:没那回事的,因为稻穗君对大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信:朋友吗……
香:是哦,正是因为三上和今坂都很喜欢你,所以才会为你能踏上新的旅程而庆祝。而且……
信:而且?
香:而且我对稻穗君……

(狗叫声……)

信:咦?啊!
信:音羽~快看快看!
香:唉……稻穗君果然迟钝……
信:嗯?你说什么了么?
香:哎?没、没什么……比起这个,这孩子怎么了呢?
信:看起来好像是被人遗弃了。
香:是吗,真可怜……
信:喂,这家伙……好了,很痒的……
香:看起来好像很喜欢稻穗君的样子呢,这孩子。
信:嗯,好,那我来养它好了。
香:真的吗?
信:唔,这也是缘分吧。嗯~看来是男孩子呢,那名字就叫TOMOYA吧。
香:唉,果然是这样……
信:难道,你有更好的名字么?
香:不,是有些遗憾吧。要是女孩子的话,就想让你起名叫KAORU了。
信:哎?这是什么意思……
香:是啊,什么意思呢?呵呵,是吧,TOMOYA~

智也:说起来还真快呢,明明才刚休学的,这么快就到了要搬走的日子了。
信:是啊,时间的流逝,就是转眼间的事情嘛。
智也:喂,信。你,真的要去么?
信:嗯。
智也:我不在的话,没问题么。.
信:你说什么啊。你才是,我不在的话,没问题么?和唯笑能好好相处下去么?
智也:那个啊,已经不想再麻烦你了。
信:是嘛。那样的话,我也能放心的踏上旅途了。
智也:喂,信。到登波离桥就可以了么,我送你到朝风庄也没问题哦。
信:我说啊,那样的话,会动摇我的决心吧。从这里到朝风庄也很近了,不用担心了。
智也:可是……
信:而且啊,我想自己走过这座桥。
智也:信……
信:好了,我差不多该走了。
智也:嗯。
智也:信!!听好,永远都不要忘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到了哪里,我们都永远是朋友!
信:谢了……

信:哈啊~终于到了……话说,比想象的还破旧啊这里。虽然我在罗萨克打工的薪水并不算多,对这也说不了什么……但是,这还真让人为未来担心啊。
信:嗯?TOMOYA那家伙,怎么了啊?TOMOYA,闹的太厉害的话,会打扰到邻居的哦。
萤:啊,这条狗叫TOMOYA啊。
信:哎?
萤:你是TOMOYA的主人吗?难道是新搬进这里来的人?
信:嗯,是啊,你是?
萤:啊,我叫白河萤。
信:白河萤?难道你就是静流姐的妹妹么?
萤:哎?那你就是稻穗信君么?要搬进朝风庄的那位,姐姐的朋友?
信:没错。我就是,稻穗信。
萤:是吗,真高兴能这么快就见到你呢。
信:嗯,我也是。
萤:啊,对了,信君要住进一楼的105室吧。
信:是啊。
萤:那个,那个房间上面的房间里住着萤的男朋友,叫阿健。
信:是吗。
萤:他可能会在楼上吧嗒吧嗒地乱折腾,但是,连阿健一起,请多指教了。
信:嗯。我和TOMOYA,也请多指教了。
萤:诶呵呵~嗯~

10.Epilogue ---------------------------------------

(香的独白:)

——季节转换,澄空迎来了新的夏天。
香:今天天气也很不错呢。
——那个春天,从澄空踏上新旅程的我们的那位朋友,稻穗信君。
——现在他在樱峰的微风吹拂之下做着什么呢?
——呵呵,但是……
——但是,他一定还是和平常一样。
——就和我在这里所认识的他一样。
——在和樱峰的新朋友们努力着。
香:啊,已经上课了么,老师差不多快要来了。
——我,想在这里,在澄空,为现在的信君加油。
——感受着心中这小小的触动。
香:好了~
——相信着有一天我们还能重新回到一起。
香:今天也要加油了!

THE END

11.Memories ---------------------------------------

香:稻穗君,早上说的事,原来还记得啊。
香:是吗,没那回事的。今天就哭出来吧,我会陪着你的。
香:我也是,喂,三上君,稻穗君想要努力了,你就真心地祝福他吧。
香:没那回事的,因为稻穗君对大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诗音:稻穗君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要靠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去做什么。对稻穗君来说,那才是属于自己的正确的历史。
诗音:虽然认识的时间只有短暂的一年,但这也是信君的毕业式了呢。

唯笑:那,唯笑要唱歌了。喂喂,诗音也一起来吧。

史希:这,就是你的历史吗?
史希:不过,我也很高兴,最后能有一个像稻穗君这样的学生。
史希:不对吗?你是和我有着同一页历史的学生哦。

小夜美:啊啦,静流不知道吗,在登波离桥告白成为情侣的恋人,之后一定会分手的传说。
小夜美:那个,小香,印度确实是很遥远呢。抱歉,我听到了。

巴:这里不太明白呢。
巴:是。那我先走了,史希老师。

希:那、那个,我在找一本书,想问一下那本书在哪里。
希:那个、真是很精神的朋友呢……

静流:真是的,不要说了啦,我也是有些在意的。
静流:其实呢,小萤的男朋友也住在朝风庄哦。所以希望之后要住过去的稻穗君能照顾下他们。

智也:好了,你倒是给我们好好说明白。
智也:切,可恶,知道了。信,你要和我约好,要去印度的话,那,一定要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回来。
智也:信!!听好,永远都不要忘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到了哪里,我们都永远是朋友!

萤:TOMOYA真是的,不要闹了啦。
信:萤萤,真是活泼呢。
萤:哎?信君有说什么吗?
信:没~没什么~
萤:真是的,奇怪的信君,是吧,TOMOYA?

于是,新的故事,在樱峰,延续着……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