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1》同人小说

发布于 2018-06-04  73 次阅读


第一章 无法忘记的回忆

“哈,哈…………来追我啊,快点,智也,快点啊”在晚夏金色的海滩上,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和英俊的少年嬉戏,金灿灿的沙滩上留下了两人的脚印,女孩洁白的裙子上占了海水,柔软的长发在海风中

飘动,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可恶的贝壳划伤了女孩脚,男孩连忙跑了上去,轻轻的查看着女孩的伤势。

“怎么那么不小心?”男孩心疼的问道,可是女孩任然笑容满面,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智也,我好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我好快乐。”

“我也一样彩花,我希望能永远和你在一起。”

“嘀嘀……”闹钟响了,智也在枕边摸索着让他从美梦中醒来的闹钟,他拿到面前关掉了闹铃,已经6:30了,智也掀开被子走下床,回忆着刚才的美梦,智也心里想着“已经1年了,1年以来总是做着这个梦。”智也叹息着,“彩花已经离开我1年了,可是为什么总是觉得她还在我身边,而且离的很近”智也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来到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智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像没有放作料的菜,没有丝毫的乐趣,不是,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彩花离开他以后,智也拿起书包向往常一样坐地铁去学校。

“智也,等等我,等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智也身后传来,她叫唯笑,和智也是青梅竹马,和智也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当然也是彩花最好的朋友,彩花离开的这段时间唯笑一直默默的守侯着智也。

“为什么每天都能看见你?”智也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唯笑嘟起了小嘴说:“你是不是不想看见我?”智也看见唯笑生气了急忙改口说:“不是,我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会那么巧每天都能碰到你?”唯笑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嘟起的小嘴又开始笑了“我每天都会很早的到这里来等你呀”“每天都这样吗?”智也好奇的问道。唯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智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唯笑来到了地铁站,地铁里的人很多,都是赶着上班的,智也拉着扶手,唯笑也站在旁边,唯笑忽然好奇的问道:“智也,你的报告写好了没有?”“什么报告?”智也漫不经心的问道,“啊?难道你没有写吗?”唯笑的表情非常的惊讶,“是呀,怎么了?”智也对唯笑的吃惊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唯笑皱着眉头抓了抓头发说:“果然猜的没错,智也没有写报告。”“是很重要的报告吗?”智也好象有些担心了。“哈哈……什么也没有,智也上当了”唯笑大声的笑了起来,从唯笑的笑声里智也觉得自己被耍了,“有那么好笑吗?”智也的语气并没有刚才那么平和了,唯笑也察觉到了这点。

唯笑低下了头,其实她并没有恶意,她只想让智也知道她的存在,她知道只要智也不说话的时候,就是在想彩花,她非常的清楚自己不可能取代彩花,可是她还是在不断的努力,可是智也对她总是冷言冷语,唯笑一路上在也没有和智也有任何的交谈,因为她知道智也不喜欢在他想彩花的时候有人打扰。

唯笑一直跟在智也的后面,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智也忽然回头说:“刚才对不起。”唯笑对智也的这个举动还没有准备,唯笑愣住了,智也微笑着说:“刚才不因该对你用那么重的语气。”唯笑摇了摇头笑着说:“没关系,我已经不记得了。”“那我们进去吧。”之后他们一起走进了教室。

“嗨,智也。”和智也打招呼的是他在班上的死党,叫做阿信,其实说是死党其实是两个人的学习水平差不多,一个倒数第三,一个倒数第四,正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不过用在他们身上因该是大家同是一类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嗨,你好。”智也无精打采的说道。

“你怎么没有什么精神呀?”信奇怪的问道,唯笑在一边插嘴说道:“信,不要打扰智也。”

“哦,管家婆发话了,我马上闭嘴。”信这一番俏皮的话惹来了唯笑的满教室追打。

智也一个人默默的来到了窗口,这时一片发黄的树叶飘了下来,智也看见了落叶“又是秋天了,彩花离开我的时候也是秋天。”“你还没有发完呆呀?”智也的神志被信叫了回来“哦,没有,只是又到秋天了。”智也感叹的说道,语气当中还夹杂着淡淡的遗憾,“又想到她了吗?”信正经的问道

“怎么可能忘记。”智也和信的谈话被唯笑听见了,唯笑望着想念彩花的智也,眼神里充满了失望,失望的是智也还想着彩花,可是又充满了忧愁,可是在失望与忧愁共同存在的时候,又能从她的眼神里感受到期盼,她期盼着智也有一天会发现她的存在,会发现自己并不比彩花少关心智也一分。

很快到了上课时间,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平时一样,先是隐隐约约听见走廊上高跟鞋的声音,接着就会看见一个带着金丝眼镜,手拿厚重课本的女教师走进来,可是这一次,并不是老师一个人走进来,在老师的后面多了一个粉绿色的小尾巴,老师走向讲台,清了清喉咙,就向大家宣布说:“各位同学,我身边的这位是新来的转校生,叫做羽香。”女孩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她有一头俏丽的短发和吹弹可破的肌肤,高跷的鼻子和樱桃小嘴搭配的天衣无缝,尤其是她的眼睛,非常的有精神,但是又好象是纯净的泉水,那么清澈,一点污染都没有,她很友好的和大家打招呼,老师四处观望着,是在给这位新同学找一个位子“智也旁边没有人”智也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应该是信发出的“好吧,羽香你就做到智也的旁边去。”老师对信的看法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让羽香坐到了智也的旁边,而智也也没有权利提出反抗了。

第二章 新同学的到来

羽香坐到了智也旁边的位置上,很热情的和智也打招呼:“你好,我是羽香,你呢?”“我叫智也。”这时智也感觉到有一个目光朝自己看来,这个目光非常的熟悉,没有错,就是唯笑,唯笑死死的看着智也,好象在说:“虽然坐在你的旁边,可是你不可以和她有任何的交流。”智也看着唯笑的眼神,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就把头埋了下去,呼呼大睡起来。唯笑收回了眼神继续上课,很快下课铃声响了,所有的男生一起围到了羽香那里问这问那,智也慢慢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感觉到桌子前面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叉着腰看着智也“你在这里干吗?唯笑?”智也奇怪的问“你也想过去吗?”唯笑皱着眉头问“我不过去了,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唯笑听了智也的话笑了起来,他拉着智也说:“那我们今天中午吃乌龙面好吗?”智也看了看唯笑说:“对不起,我今天中午不想吃乌龙面,你自己吃吧。”说完就走了出去,唯笑看着智也的背影又失望的低下了头。

智也来到了走廊的窗口,一阵秋风吹来,吹到了智也的脸上,智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秋天的味道,在操场上一个女孩正在悠闲的喝着咖啡,咖啡的清香随着空气流动,智也好象闻到了这股咖啡的香气,咖啡的香气又钩起了智也的回忆。

“智也,咖啡好喝吗?”“好苦哦,你有没有放糖啊,彩花?”智也皱着眉头说道

“不好喝吗,智也不喜欢喝我煮的咖啡。”彩花嘟起了小嘴,眼神里有一丝失望。

智也看见彩花失望的表情,也是一脸无助,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样安慰女孩。

“没关系。”清脆的声音划破了沉静,智也抬起头看着彩花,彩花笑着说:“我知道了,以后给智也冲咖啡一定要多放糖,彩花会牢牢记住的。”看着彩花的笑容,智也的烦恼马上烟消云散,不可否认彩花的话比特效药还要灵,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彩花才可以让智也露出笑容,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微笑着“你在发什么呆呢?”清脆的声音完全打乱了智也的思绪,智也回头一看,是羽香。

“你这样很没有礼貌,你知道吗?”智也生气的说道

“我没有礼貌?”羽香对智也的指责觉得很奇怪,眼神里充满了不解。

“对,你没有看见我在思考吗,你这样忽然打扰我,我就是觉得你没有礼貌。”

“你是在思考吗?你根本就是发呆嘛。”羽香在为自己辩护着。

“就算在发呆和你也没有关系,你干吗要打扰我?”智也继续指责着羽香,对羽香的解释毫不理会,好象谁打扰他想彩花,谁就是坏人。

“我不是故意打扰你,我只是觉得我坐你旁边,对你因该有一个了解,所以我才来找你聊天的。”

“时间长了自然就了解了,和其他人聊天去吧。”智也丢下这句冷冰冰的话以后就走了,羽香站在走廊上,看着智也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唯笑在不远处看见了一切,她的心里非常不舒服,她的右手放在胸口,眉头微微的皱着,好象已经感觉到了羽香给自己带来的威胁。

“你去哪里了?”信问到

“我在走廊上,有什么事吗?”

“刚才你为什么不去和羽香聊天啊?她很可爱耶。”信略带兴奋的说。

“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为什么叫老师安排她坐在我旁边?到时候唯笑又要烦我了。”智也埋怨的说。

“我们是死党哎,我帮你制造那么好的机会你竟然埋怨我?”

“什么机会啊,你就会给我找麻烦。”

“羽香那么漂亮,到时候你们朝夕相处一定会有感情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忘掉……”

“够了,不要说了。”智也打断了信的话“没有人能取代她在我心里的位子,没有任何人,你听清楚了吗?”“好的,我知道了,我不开玩笑了,我去买面包,你要吗?”“我不要,你自己吃吧。”

信走到了教室的门口,智也叫住了他“信,等一下。”信回过头笑着问:“还有什么吩咐吗?”“对不起,我刚才的语气有些重了。”“没关系,我们是死党,我了解你,我走了。”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智也拿着书包回到了家里,他把书包往地上一丢,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智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时钟,

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嘀嘀嘀”闹钟又一次把睡梦中的智也吵醒,智也拖着拥懒的身子来到了洗手间,照例进行着每天程序,他一个人走到了地铁站。

“阿智,等等我。”又是这个熟悉的声音,智也当然听见了,可是他并没有回头理她的打算,反而加快了步伐。

“阿智,我是唯笑,等等我。”唯笑以为智也没有听见,于是又叫了一声,智也低下了头开始小跑起来,唯笑看见智也在跑也开始跑起来追赶智也,她好不容易追到了智也一把抓住智也的后衣领,气喘吁吁又生气的问:“你没有听见我在叫你吗?”智也装做无辜的说:“是吗?我没有听见,你不要拉着我了,该上车了。”说完智也争脱开唯笑的手上了地铁唯笑也跟了上去,由于是上班高峰期车上很拥挤,唯笑一个没站好差点摔倒,智也一下子抱住了唯笑。

“你没事吧?”智也关切的问道,可是此时的唯笑望着智也的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没有回答智也的话“唯笑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呀?”智也又问了一遍,这时的唯笑才忽然回过神来,吞吞吐吐的

说:“没……没事。”唯笑连忙站好。

“女人真麻烦,唯笑,你抓住我的手臂吧免得再摔倒。”智也漫不经心的说着,唯笑害羞的笑了笑

然后就紧紧的抓住了智也的手臂,唯笑心里开心及了“原来智也还是关心我的,虽然嘴上说我麻烦可是还是怕我摔倒所以叫我抓住他的手臂,虽然只是手臂可是我却觉得好有安全感。”唯笑望着智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过了一会儿他们到站了,可是唯笑似乎没有放开的意思“到了,你可以不用抓住我了吧。”智也看着唯笑说道,唯笑看了看窗外的站牌果然到站了,她不情愿的放开了智也的手臂。

智也仍然走的很快,唯笑几乎跟不上,她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喊道:“阿智,你干吗走那么快呀?等等我。”智也不耐烦的回头说:“我一点也不快,是你太慢了。”唯笑跑到智也的面前用质问的口气问:“你怎么回事嘛,你走那么快到学校有什么事吗?”“我……。”其实智也也说不出理由,他今天就是想一个人,可是唯笑总是跟着他,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又不好和唯笑说。“快说啊,你有什么事要走那么快?”唯笑一付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智也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编谎话来糊弄唯笑了“其实我前天和信抓住了一个大海龟,我现在是要给海龟去喂东西呢。”“你骗人,你怎么可能抓住海龟?”“我才没有呢,那天我和信在海边玩这只海龟是被海水冲上来的,当时它还受伤了呢,是我和信救了它,你看我连饲料都带来了。”说完智也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花生,这袋花生还是上次和信打赌赢来的呢,唯笑拿过花生看了看,好象有点相信了“海龟吃花生吗?”唯笑半信半疑的问,智也见唯笑有些相信了就更有信心了,于是就胡编乱造起来“那你知道海龟吃什么吗?人饿了吃白饭都觉得好吃,动物不也是一样吗,它们饿起来说不定花生都是美味呢。”听见智也这么说唯笑全都相信了,她兴奋的说:“那我也要看看那只海龟,你们把它放在学校哪里了?在那个旧仓库里吗?”智也听见唯笑要看连忙改口说:“不行,那只海龟认生,它只认识我和信,你去了我怕它咬你,海龟咬人很疼的,而且还非要把你手指头咬断了才肯罢休。”唯笑半眯着眼睛看着智也,智也有些心慌了“你……你干吗这样看我?”“你还是骗人的吧,要不然为什么不让我看?”“我当然没有骗你,这样好了我们先去教室找信,然后再一起去仓库。”唯笑听见智也这番话开心及了,她高兴的跳了起来说:“好棒哦,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海龟,现在我可以亲眼看到了,好开心哦。”唯笑是开心了,可是智也却无精打采起来,他想“这下完蛋了,还没有和信串通好,到哪里弄一只海龟给唯笑看啊。”他们来到了教室,唯笑拉着智也走到信的面前开心的说:“信,我们去看你和智也救的海龟吧。”信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唯笑,又看了看智也,智也想“惨了,谎话要被戳穿了”

“哦,那个家伙呀,我昨天晚上把它放生了。”信笑着说道,智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信,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这时他觉得信不愧是自己的死党,更是救世主。

“什么?放生了?可是智也还带了花生来喂他呢。”唯笑奇怪的问道。

“昨天太晚了,我没有告诉智也,昨晚我怎么也睡不着总是想着龟太郎这家伙。”

“龟太郎?是海龟的名字吗?”

“当然了,是我和智也起的,不错吧,我昨晚偷偷的翻墙进来好不容易才把龟太郎带出来,然后我就骑着车子带它来到了海边,要把它放生,结果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呀,你快说。”唯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了,智也在旁边盯着信看,不停的像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说了,见好就收吧,可是信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只海龟竟然说话了,它说谢谢我救了它,还给了我一个精致的宝盒呢,然后它就慢慢的爬回了海里。”

唯笑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信,智也在旁边急的也不知道怎么办。

“唯笑你不信呐,我拿给你看。”智也觉得更奇怪了,信哪里会有什么宝盒嘛,信拿出书包伸手进去拿东西,智也和唯笑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信,只见信真的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往唯笑和智也面前一放,可是他们看了半天都觉得这是一个外表精致的饭盒,只见信神秘的说:“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吗?我现在就展现给你们看。”说完,信一下子打开了盒子唯笑和智也瞪大眼睛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萝卜,青菜排骨还有白饭“哈哈,原来龟太郎给我的是丰盛的饭菜啊,我去享用咯。”信笑着拿着盒子走了,唯笑和智也都奇怪的看着对方“那是什么?”唯笑奇怪的问“是龟太郎给他的礼物呀。”说完智也就走了,唯笑还傻傻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生气的说:“什么嘛,你们合起来耍我呀?”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第三章 威胁的来临

上课的铃声响了,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在黑板上熟练的写着今天要教的单词和句子,那些东西对智也来说根本就是天书,智也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用右手撑着头看着窗外的梧桐树,发黄的叶子挂在树枝上摇摇欲坠,这时一阵风吹过来那片叶子被刮了下来,慢慢的飘到了地上,秋天的一切都会钩起智也对彩花的思念,智也的思想又慢慢的回到了一年以前的英语课上。

“智也,你来解释一下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英语老师看出智也的思想不集中,就叫他起来回答。

“恩……恩,意思是……”智也的眼睛偷偷的四处张望着,希望哪个好心人发发慈悲帮他一下,他看了看信,只见信趴在那里睡的正香呢,可能在环游世界呢。

“你到底会不会呀,不要不说话浪费大家的时间。”老师不耐烦的催促道

“是清晨的空气很新鲜,小鸟在愉快的唱歌。”彩花在旁边用书挡着嘴轻轻的告诉智也,智也听见了彩花的提示向彩花投去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哦,是清晨的空气很新鲜,小鸟在愉快的唱歌。”智也连忙说道。

“对,解释的不错,你坐下,我们来看下一句。”老师继续说着下面的句子,智也坐下来后又向彩花点头致谢。

英语课结束了,智也走到彩花的座位面前笑着说:“谢谢你彩花刚才帮我。”“没关系,举手之劳

不过我帮了你,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什么事?”彩花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游乐园的票,她把其中一张塞到了智也的手里,笑着说:“我们这个星期天去玩好吗?”“只有两张票吗?我们不和唯笑一起去吗?”彩花听了智也的话笑容消失了,她低下头轻声说:“唯笑说她不去,叫我们去。”“是吗,那好吧,星期天上午9:00钟见。”彩花听见智也这么说又来了精神,她高兴的说:“好啊,我们不见不散。”“好的,不见不散。”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笑的是那么开心。

“喂,喂,你想什么呢?”羽香看见智也发呆好奇的问到。

智也又被羽香带回到了现实,他极为不耐烦的说:“你怎么回事呀,每次都是你破坏我的思绪。”

羽香感觉又被莫名其妙的指责了,她生气的说:“我只是好奇而已,你干吗每次都指责我,我又不知道你在想东西,再说你上课不好好听课,你在想什么?”“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他们争吵的声音很大,老师看见了严肃的说:“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在吵什么,知不知道会影响其他的同学?”“对不起,是我在问智也题目,打扰了您上课真的很抱歉。”羽香连忙向老师解释,智也望着羽香,眼神里充满了疑惑,他想“她干吗要一个人认错,自己也有责任呐”老师听了羽香的解释,怒气稍微平和了些“有问题下课了问老师,上课不可以随便讲话。”

“是,我知道了。”

“我们继续上课。”

羽香看了看智也,小声说:“你欠我一个人情。”智也没说什么就把头转了过去,羽香得意的笑了

这一切全被唯笑看在眼里,她紧皱双眉,她感到这个女孩给自己的威胁越来越大了。

第四章 明争暗斗

过了不久大家期盼以久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羽香整理好了桌子上的课本,走到了智也的面前说:“哎,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智也懒洋洋的看了看羽香“我今天和信一起吃饭。”说完又把头埋了下去“你是什么态度嘛,你不要忘了,你今天欠我一个人情喏。”“是你自己抢着承认的,我没有说话的机会。”羽香皱了皱眉头,大眼睛转了一圈好象想到什么妙计似的又恢复了自信的神采“好啊,那我们现在到老师办公室说清楚,刚才我们上课在做什么,走啊。”说着就拉着智也走,智也被她拉的没有办法说:“好了,不要拉了。”说完挣脱开羽香的手“怎么样,中午一起吃饭吧。”羽香得意的说道,智也看了羽香一眼,苦笑着说:“我服了你了,好吧,中午吃什么?”羽香见智也同意了,开心的说:“中午在学校的楼顶,到时候再告诉你吃什么。”说完羽香就一蹦一跳的走了,智也看着羽香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智也刚想坐下,一个质问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为什么中午要和她一起吃饭?”智也回头一看是唯笑“她是转校生,对学校还不是很了解,她想了解一下学校所以就找我了。”“全班那么多人不找干吗找你?”唯笑的口气越来越不好了“因为她坐在我旁边呀。”“借口。”智也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他对唯笑的质问已经开始反感,智也反驳道:“我和谁吃饭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总是管着我,你是谁呀,你只不过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而已,你是我女朋友吗?”唯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虽然她很努力的不让泪水流下来,可是这不是她能控制住的,她是那么关心智也可是智也却毫不理会,她努力了那么久就换来智也对自己的埋怨,唯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白痴一样,被自己喜欢的男孩侮辱,智也看见了唯笑的表情,知道自己话说重了,他拿出手帕想帮唯笑擦掉脸上的泪水,可是唯笑却推开了智也的手,唯笑带着颤音说:“我知道了,是我自做多情,是我自己找骂。”说完就捂着嘴伤心的跑出了教室。

“唯笑等一下。”智也在后面喊道。

“你笨呐,还不追。”信在旁边焦急的说。

智也听了以后急忙追了出去,信看见智也追了出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唉~~~为什么我这么优秀的人就得不到女孩子的芳心呢,奇怪。”智也一边追一边在后面喊道:“唯笑,等我一下。”可是唯笑还是不停的跑,她不小心撞到了羽香“哇,好痛哦。”唯笑仇视的看了羽香一眼,羽香看见了唯笑的眼神觉得很奇怪“羽香,抓住唯笑,不要让她跑。”智也在后面大声喊道。

“我知道了。”说完羽香一下子抓住了唯笑。

“你干什么?我又不是逃犯。”唯笑生气的说。

“我知道,可是这是智也的命令。”羽香笑着说。

“你是他的下属吗?”

“不是,可是只要是智也的话我就一定照做。”羽香得意的说。

唯笑看着羽香,她觉得这个女孩还真是不简单,智也这时也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他弯着要双手撑着腿“唯笑你应该参加田径队,肯定能拿一块奖牌回来。”羽香看见智也追了上来就松开了手,笑着说:“我完成了你下达的任务,你又欠我一个人请喏。”“那你又有什么要求?”“我还没有想到,我想到了再说。”说完羽香就得意的走了,智也看见羽香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哎,她是不是很有趣?”智也笑着对唯笑说。

“对,她又可爱又有趣,我只会无聊的乱发脾气,那你去找她啊,你来追我做什么?”唯笑生气的问。

“唯笑,你到底为什么要生气呢,我哪里惹到你了吗?”

“没有,你很好,是我自己自做多情的关心你,让你觉得很麻烦我很抱歉。”

“你……你为什么要关心我?”

“阿智,不是只有彩花才会关心你,我也会。”

“唯笑,你……你想说什么?”

“阿智,你知道吗,自从彩花走了以后,你一直都提不起精神,我看你整天萎靡不正我真的很担心,我每天挖空心思的想让你笑一笑,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你还是不笑,可是羽香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你就能笑出来,我觉得我好被动,好失败。”唯笑说完眼泪又流了下来,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智也拿出了手帕递给了唯笑,唯笑接过手帕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智也看见唯笑这么伤心,心里也很难过。

“唯笑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给你带来这么大困扰,对我来说彩花的离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她是为了我才……”智也在也说不下去了,他不想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智也低下头,他不想让唯笑看见自己已经发红的眼睛,唯笑看着智也那么痛苦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她慢慢的伸出右手想安慰智也,可是上课铃响了,唯笑连忙收回右手。

“上课了,我们回去吧。”智也说道,唯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和智也回到了教室,羽香看见唯笑和智也一起回到了教室,她刚想问智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看见了智也的神情,是那么的忧伤和失望,羽香把刚到嘴边的问题又收了回来,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是了解这个男孩的时候。

到了中午,智也应邀来到了学校的楼顶,羽香已经准备好了餐盒坐在那里等智也了“你早就来了?”智也问,“是呀,我是一个很守时的人。”智也走到羽香身边坐下,羽香递给智也一个饭盒说:“试试吧,是我自己做的。”智也打开饭盒,里面有炸虾,牛排还有香肠。

“你准备了这么多,我怎么吃的完?”智也问

“所以我才请你一起吃呀,别说了,快吃。”说完羽香夹了一块牛排喂给智也吃,智也看了看羽香

“看什么呀,快吃呀,很不错哦。”羽香催促道。

“哦。”智也张大了嘴巴吃掉了牛排。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羽香问

为了回答问题,智也匆匆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还不错,就是太大块了。”“是吗,可是我觉得这样吃才过瘾呀。”“是很过瘾,可是太大块会不好嚼。”“呵呵,我们这样好象新婚夫妻哦。”羽香笑着说,智也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吃东西,羽香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连忙解释说:“对不起,因为我是单亲家庭,所以很向往那种生活,你不要介意我说的话。”

“没有关系,你现在是和父亲一起生活吗?”智也问

“是呀,我爸爸也很喜欢我做的菜哦,智也的父母呢?”

“我的父母都在国外,在国内我就一个人。”

“是吗?”羽香惊奇的问道?”

“当然了,你不要露出那么惊奇的眼神嘛。”

“好厉害哦,才高三而已就一个人独立了。”

“大概我父母受西方人影响吧,他们认为男孩子18岁就可以独立了。”

“那么智也,我今天放学可以到你家里玩吗?”羽香眼神里充满了期待,这让智也很为难,因为他的家里除了彩花和唯笑就没有其他女孩子去过。

“怎么样嘛智也,你想那么久是不是不想让我去?”羽香撒娇的说道。

智也连忙摇头说:“不是的,只是我一个人住,所以房间很乱,不好意思让你看见。”“没有关系,我很喜欢做家务,我帮你收拾好不好?”羽香高兴的说。

“阿智的房间我会帮他收拾,你就不用操心了。”智也和羽香回头一看是唯笑,她恶狠狠的盯着羽香,好象对她是恨之入骨。

“唯笑,你怎么在这里呀?”智也奇怪的问

“信到处找不到你就叫我来呀,没想到你在这里和MM约会。”唯笑说话的口气阴阳怪气的,听的让人不舒服。

“我在这里和羽香吃饭你不是知道嘛,干吗说那么奇怪的话?”

“你为什么告诉别人我们中午在这里吃饭?”羽香的口气带有质问的成分

“难道不可以和别人说吗?”智也觉得很奇怪

“我之所以选在这里就是不希望有人打扰,可是你却告诉别人。”羽香已经越来越生气了

“我可不是别人。”唯笑在旁边插嘴说道,智也和羽香都看着她“我不是别人,我是智也的青梅竹马,我们的关系非常的密切,我想那个“别人”应该是你才对。”唯笑的话里充满了敌意,这点羽香和智也都听出来了,羽香看着唯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唯笑看出了羽香的眼神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好了,不要吵了,羽香下次有机会再去我家吧,唯笑,我们走吧。”说完智也就拉着唯笑走了,

羽香看着智也拉着唯笑的手,一股怒气涌上心头,这鼓怒气里包含着嫉妒,唯笑回头看着羽香现在的表情心里非常的痛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羽香强忍着怒气,她知道如果现在发作可能智也会反感,

但是她现在已经暗下决心要把智也抢到手。

第五章 陷入两难

智也拉着唯笑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唯笑知道自己刚才让智也为难,可是她不是故意的,天知道她有多在乎智也,她好怕智也会被抢走而且对方又是那么出色。

“智也你生气了吗?”唯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她毕竟是新同学,你……”智也没有再说下去。

“说啊,怎么只说了一半?”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并不想为了她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唯笑听见了这句话眼神又恢复了神采“阿智,你说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的,我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和她才认识几天而已。”

唯笑听到这番话心里开心及了“阿智还是在乎我的,要不然他不会拉着我走出来,不会说这番话,

我还是有希望的。”唯笑想到这里暗自偷笑起来,智也看见了觉得很奇怪“唯笑,你笑什么?”“没有,我只是想到一个笑话觉得好笑。”智也点了点头,羽香这时却走了下来,她看见了智也和唯笑,她故意走到智也面前说:“今天中午不算,有人打扰了,下次我会找一个更安静的地方吃饭的,智也你喜欢吃什么,我下次做给你吃。”“我……。”智也还没说完就被唯笑打断了“智也喜欢吃什么你问我,我比谁都清楚。”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两个女人的战争是可怕的,她们互相看着对方

光是眼神的交会就知道这场战争在不久之后就会爆发。

之后三个人都回到了教室,信走了过来把智也拉到了一边,又看了看唯笑和羽香轻声和智也说:“阿智,管家婆看见你和羽香在一起没有发火吗?”“你怎么知道我和羽香一起吃饭?”“切~~~

这点小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怎么一起回来呀?”“我刚才差点九死一生。”“哇,你有没有夸张啊,九死一生?”唯笑看见智也和信在唧唧咕咕的说话,就走了过去问:“你们在说什么?”信看见唯笑走过来,连忙说:“没说什么,我是在说放了学去哪里玩。”“就快模拟考试了,哪里有时间玩,智也要回家复习。”智也一听见复习连忙摇手说:“我不要,只是模拟考嘛,又不是期末考,干吗要复习?”唯笑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说:“什么,你又想不及格?”信看见唯笑这副架势吓的连忙说:“对不起,我说错了,智也你还是和管家婆复习吧,我走了。”说完信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趴下来睡觉,智也指着信说:“你这个没意气的家伙。”“我也可以来复习吗?”智也一看是羽香,愣了一下,唯笑皱着眉头说:“你自己不会复习吗,干吗要我们辅导?”“那么智也不会自己复习吗

为什么你要帮她做辅导?”“那是因为阿智是不会自觉的复习的,我是看着他。”“阿智?叫的好亲切哦,我也可以这样叫你吗,阿智?”智也又陷入了为难的状态当中。

“好,我们的大帅哥智也现在正在为难呢,是选择活泼可爱的羽香呢还是一起长大的唯笑,快说。”信在一边当起了解说员,智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瞪我没有用,快选择呀。”信还在不停的说“我谁都不选,我选择放学回家睡觉。”

“呕!没的玩咯,继续睡觉。”信又趴了下来,唯笑和羽香又互相看了一眼,羽香的眼神充满了得意和自信,而唯笑却充满了不甘和气愤。下午放学了,智也刚走到学校门口就被唯笑叫住了“阿智,等我一下。”唯笑追了上来说:“走吧。”“去哪里呀?”智也奇怪的问“当然是去你家复习啦,快走。”说完就拉着智也的手走。

“唯笑,我不想复习,而且我现在不想回家。”

“那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啊。”

“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不要任何人陪我。”说完就甩开了唯笑的手往前走。

唯笑在后面喊道:“阿智,你觉得我很烦吗?”

“没有,你很好,我今天只是想一个人走一走,你不要跟着我了,你先回家吧。”说完智也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唯笑站在那里看着智也的身影慢慢的在人群当中消失“又是这样,头也不回的走掉,一年前就是这样。”唯笑的脑海里又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阿智,学校隔壁开了一家点心屋,我们去吃好不好?”

“不要,我和彩花越好了到她家里吃晚饭,吃了点心怎么吃的下饭啊?”

“你经常去彩花家里吃饭的,今天不去又有什么关系,那家的点心很好吃的而且在打折哦。”说完唯笑拉着智也往点心屋的方向走“哎哟,我都说了不去了,干吗非要拉我去嘛。”智也一下子甩开了唯笑的手“我去彩花那里了,你自己回家吧,下次我们再去。”智也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人群里,第二天彩花兴奋的和唯笑说:“你知道吗,我们学校隔壁新开了点心屋,阿智说放学带我去吃,唯笑,你去吗?”“阿智要和你去点心屋?”“是呀,唯笑,一起去吧。”智也走了过来

“你们说什么呢?”智也问

“哦,我们在说点心屋的事,我们和唯笑一起吃吧。”彩花高兴的说

“可是我今天只带了我们两人的钱。”

“啊?那没有办法请唯笑了吗?”彩花失望的问

“我不要你们请,我自己会去吃。”说完唯笑就气冲冲的走了,彩花见了责怪智也说:“你看,唯笑生气了。”“没关系,下次买点给她不就行了,唯笑不会那么小气的。”回忆到这里唯笑的眼眶红了“我就那么多余吗,从前是这样难道现在还是吗?”

智也一个人来到了小公园,这里是他和彩花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他坐到了他们约会时,坐的椅子上

智也仰望着天空,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树上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这个公园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变的就是在花坛的四周围上了铁栅栏,那是为了防止有人破坏植物,毫无烦恼的小孩子在地上跑着,智也叹了一口气,好象在惋惜但是又充满了无奈,这时一双细嫩的小手一下子捂住了智也的眼睛,又怪腔怪调的说:“猜猜我是谁?”“羽香,不要闹了。”智也轻轻的拿开了捂在自己眼睛上的小手,羽香却撒娇的说:“不好玩,一猜就中。”说完就坐在了智也的旁边。

“你这人还真奇怪,为什么都在我想事情的时候出现呢?”智也问

“你是不是觉得我出现的不是时候,既然这样,那我走了。”说完羽香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看智也,可是智也没有丝毫留住她的意思,羽香又坐回了智也的旁边。

“你不是要走吗?怎么又回来了?”智也问

“你想让我走,我就偏不走,不让你如愿以尝。”

“呵呵,你还真有趣。”过了很久,他们都没有说话,到了黄昏太阳渐渐下山把一切都映红了,智也看着羽香,渐渐的,渐渐的羽香的脸忽然变成了彩花,智也高兴及了,一下抓住羽香的手说:“彩花,不要离开我。”羽香被智也的行动吓了一跳,羽香连忙问:“你没事吧?”智也恢复了神志,连忙把羽香的手松开,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没关系,你刚才是不是把我当你初恋情人了?”

羽香俏皮的说,智也低着头感觉很尴尬“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说完智也和羽香就走出了公园。

第六章 误会

“你家住在这附近吗?”智也问

“不是,我家住在和这里相反的方向。”羽香笑着说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智也停下了脚步,奇怪的问

“因为我想到你家帮你做饭呐。”

“帮我做饭?”

“是呀,今天中午被你那个青梅竹马打扰了,我说过下次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你一起吃饭,我想过了,安静的地方就是你家,怎么样,你不会拒绝我吧,我可是很有诚意哟。”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走吧。”

“好帮哦。”羽香高兴的跳了起来

羽香来到了智也的家,她就像一个小孩子,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在客厅里左看又看。

“你在看什么?”智也问

“没什么,我在看一个男生单独生活的房子是什么样的。”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和一般人一样吗。”

“才不是呢,你的房子很干净,起码比我想象的要干净,你一个男生那么爱干净真奇怪。”

“不是我打扫的,我有钟点工,她会按时帮我打扫,有时候唯笑也会帮我收拾。”

羽香一听见唯笑脸马上变严肃了“怎么?她也会来打扫吗?”“是呀,有什么问题吗?”“智也,以后我来帮你好吗?”智也看了看羽香,“你要帮我?”智也问

“是的,可以吗?”

“羽香,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

“好了,不要说了。”羽香打断了智也“我现在马上去做饭,你的冰箱里有菜吧。”

“有,你自己拿吧。”

“好,我今天要好好的露一手,你今天可有口福了,呵呵。”说完羽香就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羽香就弄好了一桌可口的饭菜。

“可以吃了,快来吃。”智也坐下来只是吃白饭,羽香见了就往智也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谢谢,我自己来。”智也说

“这里是你家哎,你干吗那么拘束?”羽香笑着说

“我,我有吗?”智也觉得很不自在,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吞吞吐吐的,羽香察觉到了智也的不自在,她笑着说:“智也,是不是我让你觉得很不自在?”“没有,其实除了彩花……”智也一说到彩花就不说了,羽香追问说:“彩花?谁是彩花?”

“阿智,开门。”从门外穿来的是唯笑的声音,“羽香,你坐一下,我去开门。”说完智也就去开门。

“阿智,你看我给你做了晚餐。”唯笑举着手上精致的饭盒说,可是智也的表情显得很不知所措,唯笑见了说:“你没事吧阿智,你怎么了?”“我没事,唯笑你过一会儿再来好吗,我现在有客人。”“哎哟,你能有什么客人,还不是信嘛,让我进去啦。”说完唯笑就走了进来。

“智也是谁呀?”羽香问道

唯笑一进房间就看见羽香坐在那里,桌子上还有丰富的晚餐,唯笑呆住了,饭盒也掉在了地上,智也连忙把唯笑拉过来解释说:“是这样的,我今天……”“什么都不要说了。”唯笑没有听智也的解释就打断了他。

“这还不够明白吗,说什么想一个人,原来另有约会。”

“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口口声声忘不了彩花,但是你现在再做什么?”唯笑的情绪有些激动,说话说的很大声。

“唯笑,你误会了,我解释一下。”羽香插嘴说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没想到你外表那么清纯可爱但是心机却那么重。”唯笑用仇恨的眼神看着羽香说。

“闹够了唯笑。”智也在旁边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喝道

“我想我还是走吧。”羽香说完起身要走被唯笑叫住了“要走的不是你,是我。”唯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智也对不起,我今天不因该来。”羽香道歉说

智也叹了一口气说:“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我……”羽香刚想说话可是又咽了回去,她拿起书包也走出了智也的家。

第七章 彩花之死

“等一下。”羽香回头一看是唯笑

“有事吗?”羽香问

“我想和你谈谈。”唯笑冷冷的说

“可我不想和你谈。”羽香说完刚要走又被唯笑叫住了“是关于阿智的。”

羽香和唯笑来到了刚才那个小公园“你有什么话快说吧,我还要回家。”

“你最好放弃阿智。”

羽香听了之后冷笑一声说:“哼,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警告我?”

“这不是警告,是忠告。”唯笑说

“好,你的忠告我听见了,我可以走了吧。”

“你不要以为我开玩笑,阿智不会喜欢你的。”

羽香瞟了唯笑一眼说:“那是他和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你知道彩花吗?”唯笑问

唯笑一说起彩花羽香就想起来了,刚才智也说到彩花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也想知道到底谁是彩花。

“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

“看来你是不知道,要不然你是不会这样的。”

“你说了那么久到底要说什么?”

“彩花,智也还有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彩花是智也最喜欢的女孩,虽然她已经走了一年了,可是智也还是忘不了她。”

“她去了国外吗?”羽香问

“不是,她去了天国,那是一年前秋天的事情了。”说到这里唯笑又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智也刚上完补习班,刚走到楼梯口天上忽然下起了雨,智也没有雨具就站在那里等,想雨小一点的时候再走,可是偏偏天公不做美,雨不但没有小反而越来越大,智也冒着雨冲到了电话亭,他拨通了彩花的电话。

“喂,我是彩花。”

“彩花,我是阿智,我没带雨伞,现在雨好大,我走不了你送伞给我好不好?”

“你真是粗心,你等我,我马上来。”智也挂了电话以后就在那里等彩花,彩花拿了智也送她的白色绣着淡粉色小花的雨伞匆匆出了家门,彩花一路小跑,到就快到补习班的时候忽然一辆大卡车迎面而来,彩花吓呆了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只听见一声尖叫声,那把白色的雨伞被丢在路边。

智也在那里等了很久彩花都没有来,他又走进电话亭正准备打电话给彩花,就听见了救护车的呼啸声,他看着救护车开了过去,一个不祥的预感在智也的脑海中产生“彩花出事了。”智也冲出电话亭

顺着马路跑过去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就在这时那把白色的雨伞映入了智也的眼帘,他慢慢的走过去拿起了雨伞,他认出来了,这就是他买给彩花的伞,雨水已经把智也淋透了,雨水顺着他的脸夹往下流

他的眼睛湿润了,可是这时分不清他流下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彩花在救护车里就已经走了,智也很受打击,也因为那天淋了雨而生病,病了一个多月才好,从此智也就开始闷闷不乐,尤其到了秋天,就更加使他想念彩花。回忆到这里唯笑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

“怪不得他经常一个人发呆,原来是在想彩花。”羽香自言自语的说

“你现在知道了吧,智也认为彩花是为了他才去的,所以他是不会忘了彩花的。”唯笑说

“可是彩花毕竟已经不在了。”羽香说

“什么意思?”

“他再想念彩花也没有用,彩花不会回来了,时间是让人淡忘过去的最好良药,彩花再让他刻骨珉心随着时间的流失,他还是会淡忘的。”

“你还是不肯放弃智也吗?”唯笑问

“如果你告诉我这个故事就是要让我放弃智也的话你就错了,我告诉你,我会比彩花更关心智也,更珍惜智也,我要让智也知道我有多关心他,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智也,可是你只有默默的付出,智也并不知道,我不会像你这样,我要让智也知道我在关心他,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存在。”说完之后羽香就走了,唯笑看着羽香的背影想“也许,我真的争不过羽香。

第八章 失踪

次日清晨智也拿着书包走出家门,可是他没有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智也朝唯笑家的方向看了看,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就走了,智也随着拥挤的人流进了地铁,到了站又随人流出来,一路上没有唯笑的唠唠叨叨智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他一个人无聊的走进了教室,羽香看见智也来了连忙走了过去,笑着说:“昨天的晚餐好吃吗?”“恩,还好。”“是吗,那智也我以后再做给你吃。”“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快上课了回座位吧。”智也就这样冷冷的回决了羽香,羽香嘟着小嘴回到了座位上,这一切全被信看在眼里。

智也的眼睛总往教室门口看,可是一直到上课都没有看见唯笑的身影,智也就这样无精打采了一上午,到了午休时间羽香拿着饭盒走到智也面前。

“我帮你准备了午餐,一起吃吧。”

“谢谢你,我不饿,你自己吃吧。”说完智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什么嘛,有什么好拽的。”羽香生气的说道,信看见智也走了,就走过来说:“哎,你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对不对?我帮你吃好不好?”羽香翻了信一眼,把饭盒往信的手里一丢就生气的走了

“哎呀,看来今天有口福的是我咯,哈哈,开动。”信开心的打开饭盒吃了起来。

智也一个人坐在梧桐树下的石椅上,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地上的枯叶,也许最近发生了些事情他要整理,也许他又在想彩花。

“臭小子,在这里装酷啊。”智也抬头一看是信。

“找我干吗?”智也问

“来谢谢你啊。”

“谢谢我?”智也奇怪的看着信

“是呀,要不是你羽香怎么会把那么丰富的午餐给我吃呢。”

“是吗,那恭喜你啊。”

“哎,怎么没有精神呀,是不是管家婆今天没有出现所以没精神?”

“唯笑也许在生我的气。”

“你又怎么惹到她了?”

“昨天羽香到我家帮我弄晚餐,结果唯笑看见了,她就生气的走了,今天又没有来。”

“哦,原来是吃醋了。”信笑着说

“胡说什么啊,我和唯笑是好朋友。”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的?你看不出来唯笑很喜欢你吗,不止唯笑,羽香也一样你都没有感觉的吗?”

“不要说了,我心里只有彩花,她是为了我才……”

“那是意外,不是你的错,你要自责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就一直背着彩花的阴影一直到老吗?”

“好了,你有完没完。”智也起身要走被信拦住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听,我再说最后一句,唯笑那么关心你,现在她没来学校,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应该打个电话问问吧,你连这点都不会做吗?”说完了这些话信就走了,智也回想着信的话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电话亭,他哪起听筒准备拨号码,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拨通了号码,可是电话响了很久就是没有接,智也失望的挂掉了电话回到了教室。

羽香看见智也失望的神情觉得很不舒服,她想去问但是却没有过去,她怕这会使智也厌烦,时间又分分秒秒的过去了,到了放学的时间智也拿起书包要走,被羽香叫住了

“等一下。”

“什么事?”智也回头说

“你是不是为了昨天的事在生我的气?”

“没有。”

“那为什么你今天对我不理不睬的?”

“我这人就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还有事吗?”

“这就是你的回答?”

“没事我走了。”智也走出了教室,羽香站在那里泪水流了出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生掉眼泪,也是第一次这么关心一个男生,可是这个男生就像是冰山一样无动于衷。

智也来到了唯笑家用力的按着门铃,这时门开了,可是开门的不是唯笑是唯笑的妈妈

“智也,有什么事吗?”

“阿姨,唯笑在家吗?”

“唯笑还没有回来呢,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来找她借物理笔记的,既然她不在那我找别人吧。”

“好的,再见。”

智也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看见社区里有孩子在玩躲猫猫,玩的好开心,智也笑了起来,因为在他们小时候也玩过,那是在沙滩上,幼儿园老师带他们到那里玩,智也是那个要找人的人……

“1,2,3,4……10。”

“时间到,我来找咯。”他先找到了彩花高兴的叫了起来:“哇,我找到彩花了。”之后所有的孩子都被找了出来除了唯笑以外。

“好奇怪哦,她躲到哪里去了?”智也奇怪的问

“我们一起找,把唯笑找出来。”彩花说

“好,好……”所有的孩子都应和着

可是他们找了很久就是没有找到唯笑,后来他们报告了老师,老师和他们一起找也没有找到,不久就到了黄昏,大家急坏了,老师焦急的说:“没办法了,我们报警吧。”就在这时智也听见了微弱的打呼声,好象是从小木屋里传来的

“老师,那个房子里有声音。”智也说

老师带着学生一起慢慢的走进了那个小木屋,大家推开门一看唯笑躺在那里睡着了而且还很香呢,总算是虚惊一场,大家把唯笑叫起来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只是揉了揉眼睛用无辜的表情看着大家,想到这里智也不经意笑了起来,智也忽然想起了小木屋,“唯笑会不会在那里呀。”智也一路狂奔跑到了木屋,他推开门一看唯笑果然在里面,她坐在窗台上,夕阳照在唯笑的脸上,一切智也都觉得那么熟悉,这片夕阳在很久以前也照在一个女孩的身上,是一个对智也来说很重要的女孩。

“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智也生气的说

“我没要你找我,是你多管闲事。”

“好,就算这样,和我回去。”智也抓住唯笑的手就走,唯笑甩开了智也

“我有不是你的仆人,让你呼之则来挥之及去。”

“我没有说你是我的仆人,我是站在朋友的角度在关心你,你无缘无故的失踪会让人担心的。”

“哼,骗人,你一向都很忽视我的存在,现在你干吗在这里假慈悲?”

“我什么时候忽视你了?”

“算了,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去找你的羽香吧,她会帮你准备丰富的晚餐,她会对你千一百顺,不会发脾气,不会失踪,不会让你操心。”

“你还在为那晚的事情生气,好我向你道歉,可以回去了吧。”

“你以为我生气就为了你一句对不起吗?”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骗我,那天你说你要一个人不要任何你陪你,我就没有跟着你,可是我去你家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和羽香就像夫妻一样在吃晚餐而我呢,我就像一个傻瓜一样怕你没有晚餐吃特地给你弄吃的,我当时真的,真的好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说到这里唯笑就哭了起来,哭的好伤心,任何人看了这个情景都会想抱住这个可怜的女孩好好的安慰她,可是智也没有他只是给了唯笑手帕。

“那天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做解释,你快回家吧,阿姨会担心你的。”说完智也转身要走唯笑叫住了他。

“你真的担心我出事才来这里找我?”

“是的。”

唯笑低下头轻轻的说:“谢谢你,我现在好一些了。”

“那可以走了吧?”

“恩,我们走吧。”

唯笑走下窗台和智也一起走出了小木屋,走出了这间拥有唯笑美好回忆的木屋。

第九章 朦胧的感觉(上)

一路上智也和唯笑都没有说话,智也双手放在裤子的口袋里,眼睛一直望着前方,唯笑跟在智也的后面低着头,无精打采的看着水泥路面。

“你是在吃醋吗?”智也忽然问道。唯笑一下字愣住了,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信是这么说的,我想也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吃我的醋呢。”智也笑了一下就继续往前走,唯笑站在哪里一动不动,一阵风吹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旋涡。

“我为什么不可能吃醋?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有感觉吗?你是木头吗?”唯笑大喊道,这是唯笑心底的声音,现在她终于喊了出来,可是她的声音的那么悲伤,是那么失望,是那么沙哑,智也听见了这个声音,他停止了前进站在哪里,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阵阵秋风吹来,吹在这对少男少女的脸上,身上,此时的智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许在很久以前唯笑就想说出这句话,可是现在却是这样喊出来的,唯笑看着智也的背影,她想知道智也在想什么。

“彩花已经住在我的心里了。”智也低沉的声音随着空气的传播传到了唯笑的耳朵里。

“唯笑,每个人只有一个心脏,在我的心里已经被彩花占的满满的了。”

“再也没有空余的位子了吗?我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角落,难道你连一个小角落也不留给我吗?”

智也慢慢的转过身子,他注视着唯笑,唯笑从他的眼神里明白了,智也的心里根本没有她的位子,她的角色永远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从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我知道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立场了,我们忘了今天吧,我们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对不起唯笑,我辜负了你。”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但是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什么要求?”

“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好吗?只要一下就好。”唯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智也。

智也没有说话,微微的低下了头,他的表情好象很为难,唯笑看见了智也的表情,失望的闭上了眼睛转过头去,她努力的忍住眼泪,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回去。”

智也转过身就走了,唯笑望着他的背影才知道什么叫做心碎,什么叫做心在流血,什么叫做一个人的凄凉,秋天的风吹到了唯笑的脸上,但是为什么这阵风比冬天的寒风还要刺骨……

“我为什么不能吃醋?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有感觉吗?你是木头吗?”这句话在智也的脑海里回荡着,难道他真的对唯笑一点感觉也没有吗,如果没有感觉,为什么今天早上没有看见她会有一种莫明的失落,如果没有感觉,为什么今天自己会来这个小木屋找她,如果没有感觉,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被针扎的疼,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是从小玩伴的关系所以才会……不对,不是这样的,他能感觉到唯笑对他的关心,他并没有无视唯笑的存在,但是自己刚才为什么吝啬的连肩膀都不借给她,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思绪,太多的问题,智也忽然蹲了下来用双手拍打自己的脸颊

他想让自己清醒,自从彩花走后自己就变的不清醒,混混沌沌的过了一年,这时智也忽然站起来,转身就跑,他要跑到唯笑身边去,虽然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清楚,但是跑到唯笑的身边是智也现在的选择

现在的智也只想去安慰那个被自己伤害的女孩。

第十章 朦胧的感觉(下)

智也跑到了和唯笑分手的地方,可是那里一个人也没有,智也焦急的四处看着,他希望能寻找出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他找不到,那个女孩已经被他伤害得体无完肤,孤独的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疗伤去了,在那里所剩下的只有伤心和失望了。

唯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原本有神而明亮的大眼睛现在变的呆滞无光,原本可爱阳光的笑容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也变的荡然无存,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这不应该是一个18岁的少女应有的表情

难道就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就能让人有这么大的变化,太不可思议了,“天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唯笑在心里不止一次的喊着这句话,可是那又怎样,又能改变什么呢,就算是时间倒流该发生的一样还是发生,也许现在只有用天意弄人这句俗话来解释了。

次日的清晨下起了雨,雨水落在了地上,制造起了一个个小水花,因为下雨的关系天气也变的很阴沉,再加上地上的泥水会弄脏人们的裤子,走到哪里雨伞就会弄的到处都是水,所有的种种都会让人心情郁闷,尽管这样地铁里还是一样的拥挤,在巴士里一位男士不小心踩了一位小姐脚,换来的是小姐的白眼,智也也一样怀着郁闷的心情来到了学校门口,他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他希望看到那个身影,希望听到那个声音,希望看见那个笑容,但是在他回头的刹那所有的希望都破碎了,他无奈的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这时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这道白光好刺眼,好熟悉,智也连忙抬头向前看去,是那把白伞,没错

就是那把绣着淡粉色小花的白伞,在那么多把雨伞里智也一眼就看见了那把白伞,智也飞奔了过去,他多想伞后的那个人就是彩花,他跑到了那个女孩的后面喊了一句:“彩花。”这时智也的眼神里冲满了期待,可是那个女孩回头的瞬间,失望又再一次的打击了智也。

“早啊,智也。”羽香笑着说道。

虽然知道不会是彩花,智也还是被期望冲回昏了头脑,但是失望还是让他清醒了过来,智也垂头丧气的应了羽香一句就继续往前走了,羽香皱了皱眉头,她知道智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映,但是依羽香的个性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越是具有挑战性的东西她就越有兴趣。

大家来到了教室里,智也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那把雨伞,那把雨伞又一次把他带回了一年前……

“阿智你看,雨伞是不是很漂亮?”彩花指着伞兴奋的说。

智也看了看说:“白色很容易脏的。”“我会很小心不会弄脏的。”“买伞送人不吉利的。”“阿智,不要那么迷信嘛,真的好漂亮,我好喜欢。”彩花用肯求的眼神看着智也,撒娇的说:“哎哟,买啦,好不好嘛。”智也看见彩花那么可爱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

“好啦,帮你买就是了。”

“真的?好棒哦。”彩花高兴的跳了起来,彩花拿着这把雨伞高兴的离开了商场,一路上彩花都紧紧的拿着雨伞,智也见了说:“有那么喜欢吗?”

“当然有呀,这是阿智送的东西当然非常喜欢了。”

“那要好好保管喏,我会随时检查它脏了没有的哦。”

“好,随时恭候你的检查。”彩花和智也手拉着手,漫步在有两排梧桐树的路上,这里的梧桐见证着两个年轻男女纯纯的感情,当然还有那把白色的雨伞。

“铃……”下课铃声响了,智也从回忆来到了现实。

“阿智,管家婆今天又没来呀?”信走到智也的位子说。

“恩,好象是没有来。”

“你昨天没有找她吗?”信奇怪的问。

“我怎么没有,我也很担心她呀。”智也的口气有些激动。

“你们在吵什么呢?”羽香凑过来插嘴问道。

“不关你的事,你又来干吗?”信气愤的和羽香说道。

“哎,你干吗往我身上撒气呀?”羽香和信理论着。

“都不要吵了,我出去透透气。”说完智也就转身走了。羽香望着他的背影紧锁着双眉“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走开,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我为什么不可能吃醋?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有感觉吗?你是木头吗?”又是这句话,智也的脑子里总是忘不了这句话,他后悔了,他后悔昨天自己会一个人走掉,他后悔没有借给唯笑肩膀,他后悔对唯笑说的话,其实在智也的心里早就有唯笑的位子了,但是因为彩花的存在智也一直不承认那个位子,但是就是那天的谈话让智也不得不去面对问题。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