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之翼》剧情小说

发布于 2018-10-14  67 次阅读


剧本原案:《纯爱物语·梦想之翼》剧本原案

第一章 鄉下來的小夥子

這一天,我背著行囊,背井離鄉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當我走出車站,炫目的陽光幾乎令我睜不開眼。直到刺眼的光線退去,一座生機蓬勃的城市,矗立在我眼前。

穿著時尚的人們,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車陣中,辦公大樓林立著,落地的玻璃帷幕倒映著藍天,與幾朵緩緩飄動的白雲。我凝望著眼前的繁榮,默默在心底,許下一個關於夢想的願望。    “你好,我是光曜,是這裏的新房客,今後請多多指教!”    我對著眼前這扇斑駁鐵鏽的大門深深一鞠躬,並且大聲喊出自己的期待。    我,光曜,今年23歲,剛從大學畢業,經過一天一夜的舟車勞頓,來到這座名為“北高市”的大城市。    家裏從事務農的我,雖然經濟狀況不甚優越,但也總算讓我完成了大學學業。也許正因為是如此,對於家中年邁的父母,我總是多少感覺到虧欠。    就在我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天,我父親便提出要我到大城市發展的想法。我了解這樣的提議,聽在從小就疼愛我的母親耳裏,會有多麽難受。但一向傳統的她,隻是靜靜的坐在父親身旁,用眼角的淚水默許了這個決定。    其實我跟一般剛踏入社會的畢業生沒什麽兩樣,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疑惑,但是……    “夢想,是因為勇氣而存在!”    沒錯!因為父親這句話,讓我始終相信,自己終究會在這個大城市裏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記得房東給我的鑰匙在……”    我把重的嚇人的行李放下來,東掏西找的翻出房東給我的鑰匙。手中冰冷的金屬質感,提醒我開啟眼前這扇門,等於展開夢想的開端。    “卡啦!”    隨著鑰匙的轉動,清脆的開鎖聲響起,我深吸一口氣,推開門,踏進我的未來……    “哇,這是……”    一塵不染的小空間裏,僅僅隻有一張床,一張書桌椅,一個單人用的衣櫃,一間小小的衛浴設備,顯得簡單而樸實。不過這對許多在外租屋的人來說,也算是滿足基本需求了。    “哦!還有冷氣呢!!”    我看著牆上的冷氣機,興奮的喊道。這堆搬了一堆行李,流了滿身大汗的我來說,就像看見沙漠中的綠洲。我拿起冷氣遙控器,準備開啟電源……    “唔……出門在外……還是節省一些吧……!”    不過一想到從此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在外獨自生活,我便放下遙控器,打消吹冷氣的念頭。    我走到窗前,推開房間裏唯一的一扇窗,戶外的昏黃光線斜斜的照進房間,落了一地的夕陽。涼爽的晚風吹進房間,讓原本有些悶熱的空間,頓時有些涼意。    “啊……果然還是自然的涼風最好呢!”    我靠在窗台上,讓微風恣意的拂過臉頰,驅散獨自到異鄉發展的不安,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期待。    “把這裏當作夢想的起點也挺不錯的吧……”    我一邊想著,一邊開始著手整理行李。    “呼~累死人了!總算是把這堆行李整理完了啊!”    環視著房間,從家鄉扛來的行李,此時都井然有序的擺放著,讓原本陌生的小空間,總算多了些熟悉感。    我把髒兮兮的抹布扔在一旁,放空般的倒在床上,讓發痛的肌肉盡情享受棉被的柔軟。我伸伸腰,稍稍紓解疲憊的身體,往上伸展的手卻不經意觸碰到擺放在床頭櫃上的堅硬物體。

我順手將它拿了過來,那是一台機械式的老相機。

扣在相機上的背帶早已因過度使用,有許多磨損的痕跡。機身上的金屬部分有些生鏽,銀色的機件因為歲月,多了幾塊斑駁。唯一保養如新的,大概隻剩透明的、光可照人的鏡頭。    我輕輕按下快門鍵……    “哢嚓!”    屬於金屬式快門特有的清脆響聲起,勾起我來到這個大城市渴望實現夢想的初衷。    “絕攝新銳國際影展嗎……如果能順利得獎的話那就太好了吧!?老爸一定會很高興的!”    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爸爸那張,總是戴著無框眼鏡,皺著眉頭而嚴肅的臉孔……    從我有記憶以來,為了生計,爸爸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但就在我準備搭上車前往新北市的早晨,爸爸卻不發一語的前來替我送行。    “夢想,是因為勇氣而存在的,不管將來你發生什麽事,都要把這句話當做你的堅持。”    當我踏上火車的那一刻,沉默的爸爸也隻是再一次的對我說出從小就耳提麵命的這句話。但是我心裏明白,這是爸爸對我的鼓勵,和期許夢想成真的期待。    就在我把玩著相機胡思亂想間,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在鄉下養成的作息習慣,讓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    “哎~還是早點睡吧!明天一早還得到打工的地方報到呢!”    我將相機妥善的放在防潮箱中,揮去心頭那股鄉愁的情緒,準備就寢。在夜色的籠罩之下,整棟公寓也仿佛陷入沉睡,雖然少了鄉下地方的蟲鳴聲,但寧靜的氣氛卻讓我快速地進入夢鄉……

第二章 夜訪

“哈哈,麻將我家有,你帶啤酒過來就好啦!”

“額啊……我、我沒醉……沒……嗚哦……”    “你終於來啦!哎呀!遲到的罰三杯哦!”    “唔……”    我翻過身,將枕頭蓋在頭上,試圖阻隔外界的噪音。    “啊~現在幾點就想走!說好了不醉不歸的啊!”    “喂!這音樂不能再大聲些嗎?”    “碰!乒乒乓乓……”    “啊~!!!吵死人啦!!!”    我猛地坐起身,抓起床頭櫃上的鬧鍾,隻見上頭的時間顯示午夜12:10分。    “唔……不是已經淩晨12點多了嗎?外麵鬧哄哄的是怎麽回事?”    淩亂的腳步聲,此起彼伏的笑鬧聲,讓整棟公寓活像是坐熱鬧的不夜城。我跳下床推開窗戶,萬家燈火的景色映入眼簾,繁華的景象仿佛是在舉行慶典般。    “這就是大城市的夜生活嗎?果然跟鄉下地方不太一樣啊!”    我想起在遠方的家鄉,此時此刻還醒著的,大概就隻剩漫天的星鬥吧?!我抬頭望向天空,也許是城市的燈火太過通明的緣故,夜空雖然如墨水般漆黑,卻深沉的連顆星星都看不見。    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連忙轉身望向玄關。    “乓!乓!乓!”    “這、這麽晚了……會是誰呢?”    我緊張的盯著大門,仿佛這樣就能確認訪客是什麽人。    “乓!乓!乓!乓!乓!”    門外的撞擊聲第三度響起,一次比一次急促,頗有再不開門就有破門而入的氣勢。    “說、說不定隻是想來借醬油的……記得隔壁的王大嬸不就常常這樣嗎?有次家裏的門板還被敲壞了呢!”    我安慰著自己,一邊謹慎的移動到門邊,腦中飛快的思索著該如何應對。我深吸一口氣,裝作鎮定的轉動門把……    “你好……請問有什麽……”    “啊~你終於開門了~~哎喲~我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一陣濃重的酒氣撲鼻而來,隻見門口多了一個拿著酒瓶,像是喝醉酒的女人,以極度撩人的神情蹲在門口看著我……    “你是……”    我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子,而她此刻也抬起頭來,就在不到幾公分的距離間,我們深深的望進彼此眼底……    白皙的臉頰因為酒精的關係,浮上兩朵櫻紅色的紅暈;柔軟而細長的睫毛下,覆蓋著一對清澈而迷蒙的大眼;微張的朱唇輕吐著溫熱的氣息,讓人不住的想一親芳澤……    “喂……我說你呀~別這麽小氣嘛~快讓我進去啊~~~~~~!”    “什、什麽!!!?”    女子突然秀眉一蹙站起身,嘟著嘴就把我推到一旁,直往我的房間裏衝。    “喂、喂、喂……!你到底是……啊啊啊!!我、我花了一個下午才辛苦拖好的地板!”    女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進屋內,並且留下一道道沾著塵土的腳印。    “啊!這裏怎麽這麽悶啊!?沒有開冷氣嗎?”    “冷、冷氣?!不、我……開冷氣會增加電費耶!”    “嘖……熱死人了……冷氣遙控器在哪……?”    女子跌跌撞撞的在我的房間裏翻找著,嘴上還不斷地抱怨著。    “小、小姐,請問你是……?”    “我、我是誰?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誰……?名揚國際的歌手Amanda你聽過沒有啊!?”    歌、歌手?Amanda?    我吃驚地望著眼前這個醉醺醺的女人。    略施薄粉的鵝蛋臉掩不住底下玲瓏有致的身材。難、難道她就是那個名揚國際的歌手Amanda!?    “哼哼……她可是我從小到大的偶像呢!!!”    “……這、這樣啊……”

說、說的也是,如果是公眾人物的話,怎麽可能住在這裏呢?更何況是享譽國際的歌手,通常是住在大的看不到盡頭的豪宅才是吧?    我看著眼前這名醉得東倒西歪的女子,雖然有出色的外表,但是怎麽想也不太可能是歌手吧?    “可惡!萬惡的遙控器哪去了?既然不讓我開冷氣,那我就、就……”    “喂!喂!小姐你這是……?!”    此刻麵對著我的女子,突然伸手把衣服往上一拉,路出白皙光滑的嬌軀。    “唔噢噢噢噢噢噢!”    眼前這名陌生女子突然笨手笨腳的試圖把上衣脫下來。    “哎呀!裴雪娜,原來你跑到這裏來了啊!”    “咦?咦?你是……?”    不知何時,門外又多了一位穿著火辣的女性。雖然看起來也是頗具姿色,但比起在我房裏大喇喇脫衣服的女人,卻又略遜一籌。    “哇啊!!快住手啊!!怎麽喝到連衣服都脫了!!??”    “真、真是對不起啊!我叫Lisa!是她朋友啦!我們在樓上開party,想不到才沒喝幾杯,一轉眼她就跑得不見人影……”    “明明是酒量不好還喝這麽多,就算剛從國外回來也不是這個喝法吧?要是每次老朋友相見都喝成這樣,那還得了……”    穿著火辣的女子一邊嘮叨著,一邊往我房裏衝,似乎是那位叫裴雪娜的朋友。    “啊……我、我的地板……”    我無力的看著女子踩著10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在我擦得光亮的地板上再次留下黑麻麻的腳印。    “還好是跑來你這兒,要是跑到外邊去那還得了?!被發現的話,恐怕又要上娛樂……”    “咦?”    “額……沒、沒什麽!我、我是說……哎呀!別在人家這兒脫衣服,要是給人看到了還得了?”    “啊~你也來了啊!這房間怎麽沒有冷氣呢?快熱死我了!”    “好啦好啦!跟我回去吧!這裏可不是你家啊!”

Lisa一邊說著,一邊使勁的想扶起裴雪娜向門口移動。    “不、不如……讓我來幫忙吧……?”    看到眼前這種景象,身為大男生的我,總不好站在一旁什麽都不做吧!?    “那……那就麻煩你了……”    我從Lisa手中接過裴雪娜,一手撫著她的肩膀,一手則撐起她的腰。    因為酒精的效力讓她幾乎癱在我身上,即使隔著薄薄的衣料,我可以感覺到裴雪娜柔軟嬌軀中帶著香氣的體溫。    纖細的肩膀加上完美弧度的腰線,眼前這名微醉的女子,就這麽帶著誘人的迷蒙眼神靠在我懷中。    “唔……”這就是生活在大都市裏的女孩子嗎?果然跟老家的女孩子很不一樣啊!    我吞了吞口水,嚐試讓自己幹澀的喉嚨好過些。順道揮散自己心中那股莫名的騷動感。    “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她就住在樓上而已,走一下就到了……真是太亂來了,要是這個樣子被媒體看到了,媒體恐怕又有的寫了吧!謝謝你啦!”    當我把裴雪娜扶到玄關時,Lisa便搶先到門口,並且把裴雪娜接了過去。    “啊……嗯……”我這才鬆開手。    裴雪娜就這麽被Lisa扶上樓去,過沒多久就聽見離我房間不遠的樓層,傳來開關門的聲音。在一瞬間,似乎還能聽到從樓上房間裏傳出來的笑鬧聲。    這時我才像是經曆一場冒險般,如釋重負的關上門。    少了裴雪娜發酒瘋似的喧鬧聲,幾平大小的空間裏總算恢複平靜。我背對著門口,靠在門板上,不知怎的,心中竟有些一絲絲失落感。    “裴雪娜……是住在樓上的房客嗎?總覺得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到過……Lisa提到的娛樂媒體……又是什麽意思呢……?”    我呆呆的盯著自己的雙手思考著,心中強烈的好奇心卻無法帶給我答案。隻剩下手中殘餘的熱度,以及心中久久不能平息的悸動,提醒我樓上住著一位叫裴雪娜的美麗女子。

第三章 弄堂藝文咖啡館

鈴……鈴……鈴……!!!

“唔……”    鈴……鈴……鈴……!!!    “嗯……已經早上了嗎?”    我睡眼惺忪的從棉被裏鑽出來,伸手按掉鬧鍾。    “好困啊……”    我一邊揉著眼睛,一邊瞄向床頭櫃的鬧鍾……    “哇啊啊啊……!!!已經這麽晚了嗎!!??”    時鍾上的指針清楚地指在9:30分的位置。    “糟、糟糕……!遲到了、遲到了!!!”    我連忙跳下床,匆匆忙忙的衝到浴室盥洗。    雖然隻是到咖啡館打工,但不管怎麽說,畢竟今天是第一天上班的日子,要是遲到的話,恐怕會給老板娘不好的印象吧?    “如果不是因為昨晚的事,我也不會……”    我想起昨晚,那名喝的醉醺醺、在我家大鬧特鬧的女子,腦海中浮現她因為酒精而染上粉色紅暈的臉龐,不由得心跳加速……    “……都市裏的女孩子似乎……很有趣呢……!裴雪娜……這名字好像在哪裏看到過,卻怎麽也想不起來啊……!”    我不自覺的笑著,床頭櫃上的鬧鍾則毫不留情的打斷了我的思路……    “嗚啊!!快十點了!得快點出門才行!對了,相機也別忘了!”    我小心翼翼的把相機從防潮箱裏取出來,放進隨身的攝影包中,便快速衝出大門,踏進早晨的陽光中。    “呼呼……總、總算趕上了……,唔,弄堂藝文……咖啡館……,應該是這裏沒錯吧?”    我對照名片與咖啡館門牌上的地址,再三確認著。如果不是因為從緊閉的店門細縫中,不斷傳出誘人的咖啡香,我想我應該就跟一般的路人一樣,快速的路過並且視而不見吧!?    “沒想到會在這麽隱秘的地方啊……”    借著咖啡館玻璃的反射,我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珠,並且把因為快速奔跑而顯得淩亂的襯衫整理好,試著讓自己看起來更從容不迫些。    “好!小光,加油吧!”    我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道,同時推開咖啡店雕工精致的大門……    輕快的拉丁爵士樂隨著門被開啟的瞬間流瀉而出,伴隨溫暖的昏黃光線,散發著舒適宜人的氣息。各式各樣來自不同國家的裝飾品,恰到好處的裝點著店裏的每個角落,不過其中最吸引我的,應該要數擺放在店門口處,幾部看起來已經年代久遠的老式相機。    “俄羅斯、德國、日本……哇!這幾部相機可都是絕版品呢!”    我駐足在櫥窗前,欣賞這些宛如藝術品的相機,每部相機都有張精美的說明卡,辨識出廠年份與機型號,以及屬於他們的小故事。    “看來老板娘也是個熱愛攝影的人啊……”    我繼續往店裏走去,雕工精致的木門也隨之關上,將外界的喧囂聲阻隔在外。也許是摽榜藝文咖啡館的關係,店內的牆上掛滿許多出色的攝影作品,以及繪畫作品。    不可否認,這間藏匿在小巷裏的弄堂藝文咖啡館,仿佛與世隔絕般,有股讓人想在此沉澱心情的魔力。    “不過……”    放眼望去,整間店就像一座放滿寶藏,卻無人守護的空蕩城堡,連個人影都沒見到。    “哈、哈嘍!有人在嗎?”    我對著店內試探性的喊道。    “不好意思,我是來報道的,有人在嗎……?”    “……唔……沒人在的樣子啊……”    見店裏始終無人回應,我隻好繼續欣賞店裏的奇珍異寶。    “看來老板娘除了喜歡攝影之外,應該也到過不少國家旅行吧?咦?這該不會是……”    在店裏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有張十分熟悉的海報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張集結各種相機的海報,記性從傳統的底片相機到最新的數位相機依序排開,上頭還印了一串極具質感的字體:    “絕攝新銳,感動魅影”國際攝影展。    “這是……絕攝新銳國際影展!”    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張海報是在高中時期,那時的我不過是一位剛接觸攝影的初學者,因為學長的關係,偶然得知了這個在攝影界舉足輕重的國際賽事。    比賽的目的在於挖掘和栽培更多具有攝影潛力的新銳攝影師,由於每四年才舉辦一次,因此更加深這場賽事的指標性。    也因為如此,讓許多渴望在攝影界占有一席之地的人趨之若鶩,沒想到能在家鄉以外的地方再次看到這張海報,霎時,我有種夢想就在進在咫尺的錯覺。    “如果錯過今年……恐怕有要再等四年了吧!我得多加把勁才行!”    我抱著興奮的心情趨身向前,試圖看清楚海報上的作品收件日期……

“哐啷!”    一聲好似沉重物品掉落的聲音響起,我轉身一看,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立在一旁的銅鑄雕像。    “糟、糟了……!!”    我連忙彎下身將雕像扶起來重新立好。    “呼……雕像應該沒壞吧……!?這兒的東西看起來都很值錢,要是真的弄壞了,我恐怕也拿不出這麽多錢來賠償吧?”    當我鬆了一空氣時,沒想到突然又“哐啷”一聲,銅鑄雕像上的手臂,就這麽硬生生的掉了下來……    “啊啊啊!!”我不由得大叫。    我趕緊將那隻銅質的手臂撿起來,慌慌張張的試著想接回去。    “可、可惡!要是被發現那就糟了……”    “是誰啊,這麽大聲吵吵鬧鬧的?”    從二樓傳來一位女性的聲音,口氣聽起來似乎在疑惑中略帶一點不滿。    “慘了……聽著聲音應該是老板娘吧……?”    我抱著那隻銅質手臂,慌亂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第一天上班就給捅了這麽大個簍子,肯定會給老板娘留下壞印象……與其躲躲藏藏,不如光敏磊落的大方承認……如果老板娘要求我在店裏做白工,那我也認了,隻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看著斷裂的手臂,我已經默默做好第一天上班就要挨罵的心理準備。就在此時,身後響起高跟鞋踩在木質地板上的響聲。    “我當是什麽小偷之類的人光顧,正準備要報警處理呢……!”    聽著充滿女人味又略帶磁性的嗓音,跟電話中裏老板娘的聲音如出一轍。    我連忙轉身……    “想必你就是那個鄉下來的小夥子吧?”    眼前這名看起來高貴典雅,卻充滿藝術氣息的女人,帶著戲謔的表情笑道。剪裁合理的上衣,加上極具設計感的飾品,襯托出內斂而優雅的氣質。    “額……你、你好啊!”    “嗬嗬,別緊張,我是這間藝文咖啡館的老板娘,叫我麗塔就可以了!”    “嗯、嗯……”    “你叫光耀是吧?看起來跟我想的差不多呢!”    “咦?”

“穿著土氣了一點,不過臉蛋倒是不錯,感覺個性也挺憨厚的,要是加以栽培,應該會是店裏的紅牌!”    “……紅牌!?”    “嗯哼!這種額外的服務你不會不知道吧?像你這種天然係的帥哥,可是有很多大姐姐搶著要哦~~!嗯~~!”    “不……我……”這、這是怎麽回事啊?當初應征的時候誒有提到這個啊?!    難道是我走錯了地方了嗎?弄堂藝文咖啡館應該是這裏沒錯啊……?    “哦嗬嗬嗬~~!你這傻小子還真可愛!瞧你緊張成這樣,臉都紅了~~!”    “額……”    “好啦!言歸正傳,相信你剛剛已經稍微參觀過這裏了吧?”    “是、是啊!這裏與其說是藝文咖啡館,不如說是一座寶庫吧?居然連停產多年的相機都有,那是多少攝影玩家追求的夢幻逸品啊!”    “哦~你這個小子土歸土,想不到啊還挺識貨的嘛!”    “哈哈哈,沒、沒什麽啦……!”    “這裏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過去呢……”    “嗯?”    “嗬嗬,看你愣頭愣腦的樣子,想必什麽都不懂吧?”    “我……”    看著眼前這個充滿高雅氣質,卻又帶著神秘感的女人,在她充滿戲謔的笑容裏,究竟有著什麽樣的過去呢?    “慢慢你就會了解的。在這之前,你還是先試著熟悉咖啡店裏的工作吧!”    “嗯……”    說到這裏,老板娘便帶領著我熟悉咖啡店裏的工作環境。    “對許多人來說,這裏就是都市沙漠中的一處綠洲,是他們放鬆心靈,尋求慰藉的地方;對我來說,則是夢想的全部!”    “夢想的……全部?”    “為每位來到這裏的客人,親手捧上一杯溫暖的咖啡,看著他們品嚐咖啡的幸福笑容,就是我最大的夢想!聽起來雖然很微不足道,但要煮出能讓人感覺到溫暖的咖啡,可是很不簡單的一件事哦!”    “嗯?”    “其實咖啡就像人的表情一樣,有酸、甜、苦、澀……等不同的風味,因此,想煮出一杯能感動人心的咖啡,必須……”    麗塔指著一袋袋擺放整齊,並且標示清楚的咖啡豆熱情的說著。

從她如數家珍的話語中,我仿佛可以看見每一位在店裏品嚐咖啡的客人,嘴角都掛著象征幸福的美麗弧度。    “除了提供讓人感到溫暖的咖啡外,各種藝文活動,小至畫展、書展、攝影展,大到簽書會、記者會……等等,店裏也會不定時舉辦。所以想呆在我店裏工作的話,可不是隻要能煮出一手好咖啡,培養藝文氣質也是很重要的!”    “原來如此……”這也難怪店裏會張貼絕攝新銳攝影展的作品征選海報啊!    “總之,就是這樣咯!這把鑰匙你先收著,以後開店的工作就交給你了,請你用生命好好保護它吧!”    麗塔將一把小小的黃銅鑰匙遞到我手中,並且叮嚀著。    “知、知道了……”    “接下來我還有事先要忙去了,你呢,就先依照這張單子,好好練習煮咖啡的藝術吧!”    麗塔說完,變交給我一張密密麻麻,寫滿詳細步驟的紙張。    “可是我從來沒……”    “哎呀,光靠想象是煮不出感動人心的咖啡的,還不如直接著手進行吧!”    “嗯……”    “記住!這些咖啡豆原料可是很珍貴的!要是太浪費,可是會從你的薪水裏扣哦!”    “咦,咦?”    “已經弄壞銅質雕像的你,相信你應該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麽做了吧?”    “額……是、是啊……!是我弄壞的沒錯……雖然我不知道那個雕像價值多少錢,但是我很樂意賠償的……”    “還好這隻是件小東西,不需要花上什麽錢。不過我得先警告你,為了保護店裏這些從世界各地收集來的寶貝,監視器可不是裝假的啊!”    “抱歉……”    “總之,僅此一次而已,下不為例!以後小心點就是了,我可不需要雇一個冒失鬼來幫忙哦!”    “對、對不起……我知道了……”    我連忙頻頻道歉,但麗塔隻是笑笑的揮揮手便轉身離去。    “謝謝老板娘!”    我對著老板娘離去的背影充滿感激地喊道。那一刻,麗塔的寬宏大量,就像她煮的咖啡般,令人感到溫暖不已。

第四章 轉角的邂逅

“時間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打烊的工作我來進行就可以。”

“咦,咦?可以嗎?”    這是我才發現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夜幕已經籠罩整座城市。    “你也辛苦一整天了,早點回去休息。明天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做呢!”    “嗯嗯!”    我這才放下煮咖啡用的器具,舒展自己發痛的雙臂。    “啊……沒想到要煮出一杯感動人心的咖啡還真不容易啊!”    我嗅了嗅手臂上殘留的咖啡香,有些疲倦的歎道。    “這是當然的。不過你這個鄉下來的小夥子還挺有天分呢!”    “真、真的嗎?”    “雖然離目標還有點距離,不過我想你隻要多加努力,一定能勝任這份工作的!”    “謝謝老板娘!”    我對著老板娘深深一鞠躬,心裏總算鬆了一口氣。    “叫我麗塔就可以了,快回去休息吧!明天也別忘了早點來開店啊!”    “哦哦,知道了!那麽,麗塔,再見!”    我向麗塔揮揮手,便轉身走出咖啡店。    “哇!想不到夜晚的城市也這麽熱鬧啊!跟鄉下地方完全不同呢!”    離開令人沉靜的咖啡館,車水馬龍的夜色,讓人不由得精神一振。五彩繽紛的廣告招牌,走在路上穿著時髦的人們,將整個城市裝點得生氣勃勃。    我忍不住拿出相機,一邊欣賞這都會的繁榮,一邊記錄眼前所看到的景色。就在我忙著捕捉城市美景時,透過小小的觀景窗,卻發現有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走進我的視線……    “咦,那個人好麵熟啊,好像在哪兒看到過。”    我在腦海中搜索著,一張清秀的臉孔慢慢從腦海中浮現出來。    “是昨天那個在我房裏發酒瘋的女人……!?”    隻見那位名叫裴雪娜的女子,雙手提了兩袋看起來很沉重的物品,從便利超商走出來。仿佛在躲避什麽人般,裴雪娜一走出超商便刻意壓低頭,避開人超多的路線,往一旁的小巷走了進去。    路人甲:“咦,那個人看起來好像裴雪娜哦!”    路人乙:“真的耶!……好像她哦!”    路人甲:“不過裴雪娜不是已經去國外發展了嗎?怎麽會出現在這裏?應該是認錯人了吧……”    ……看起來這個裴雪娜似乎大有來頭啊,連路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如果真是一個名人的話……一個人走進暗巷也未免太危險了吧……    想到這裏,我便忍不住跟了上去。    裴雪娜快步的走著,看她的路線,與我住的地方似乎是同一方向。    既然都是同住一棟公寓,主動打聲招呼會比較好吧?說不定生活上也好有個照應。    打定主意後,我鼓起勇氣便快步追上裴雪娜的腳步。    也許是急於回到家中的關係,裴雪娜的腳步越來越快,快到我必須用小跑步才能勉強跟上。    “呼、呼……在這樣下去,肯定會跟丟的吧……?”    我一邊加快腳步,一邊暗暗思索著。沒想到隻不過是繞了一個拐彎,就不見裴雪娜的身影。    “咦,咦……?人呢……?”    我站在巷口,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河堤,納悶裴雪娜為何一溜煙就不見了人影。    突然間,我感到身後一股涼意,隨即就被一包沉重的塑料袋打個正著。    “唔啊啊啊啊啊!!!”    瞬間我的腦後一陣劇痛,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轉了起來。    “這、這是怎麽回事啊?這種畫麵……這種音樂……我該不會是在玩角色扮演遊戲吧?!別、別鬧了好不好!?”

【裴雪娜出現了!裴雪娜看起來十分生氣!】    “那、那個……”    我試圖解釋情況。    ……裴雪娜不聽解釋!    【裴雪娜的攻擊!】    【我采取了防禦。】    【裴雪娜的攻擊!光曜受到10點傷害。】    “好……竟敢給老娘我抵抗!”    “這……是人都會有的正常反應吧!?”我說道。    【裴雪娜更加的生氣,裴雪娜的攻擊力提高了!】    【我再次采取了防禦。】    【裴雪娜的攻擊!光曜受到10點傷害。】    “還給我抵抗,納命來!”    “唔啊啊啊!”我大叫著。    【裴雪娜的痛恨一擊,光曜受到100點的傷害!】    【光曜被打倒了……】    強烈的疼痛終於讓我不支倒地,眼角餘光甚至還能看見裴雪娜充滿勝利的神情。    “哼!念在本姑娘心情好,今天就先放你一馬!下次再讓我遇到你,可就不止是這樣而已!”    裴雪娜說完便大踏步離去,一派神氣的態度,跟昨晚那個醉倒在我懷中,散發惹人憐愛氣息的女子,仿佛是不同世界的人。    “唔、唔哦……這女人……果然不簡單啊……”    我看著散落一地的罐頭、微波食品,虛弱的想著。

第五章 助理

“啊……痛死我了!裴雪娜這女人下手還真夠重的!……”

剛做完例行性的打掃工作,我總算找到機會休息一下,放鬆自己發痛的肌肉。    早晨的陽光心情好得讓人幾乎睜不開眼,卻無法減輕我後腦以及背部強烈的疼痛。    原本自恃在鄉下務農,身體應該很強壯的我,沒想到竟然輕易地被兩袋微波食品給擊倒。    “嘖……沒想到那個女人的攻擊威力這麽強……冰敷了一整晚也沒有用,下次我得更小心才行……”    我揉著自己的後腦勺,試圖減輕疼痛感。    為了跑去這令人不快的感覺,我在店裏進行開門前最後的巡視,確認所有的桌椅、餐具都準備妥當。接著打開咖啡館精致的木雕大門,將遮掩住落地窗的窗簾拉起,讓爽朗的陽光盡情地流瀉進來。    耀眼的陽光照射在店內陳列的各種藝術品上,呈現迷人的光彩,讓人忍不住拿起相機捕捉眼前的畫麵。    “距離開店還有一段時間,**一下照片應該沒有關係吧?”    打從搬到新北市之後,忙碌的生活幾乎讓我無法正視想參加絕攝新銳影展的夢想。於是趁著忙裏偷閑得片刻,我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當初背井離鄉,來到大城市發展的初衷。    由於店內的獨特陳設,加上清晨絕佳的光線,讓我情不自禁的沉浸在攝影的樂趣中。加上店裏尚無客人用餐,更讓我可以毫無顧忌的選擇最佳橫圖,以及拍攝角度。

因為拍的太投入,我完全沒注意到自己不小心踩到某塊布料的一角。“刷”的一聲,整塊布滿灰塵的綢緞布料就這麽掉在地上。    “咳、咳、咳……這是……?”    原來布料覆蓋的是一處看似久未使用的小舞台。上頭還整齊的擺著幾隻麥克風的金屬支架。    “不知道這小舞台是做什麽用的?這些麥克風支架又為什麽丟棄在這裏呢?”    我納悶的想著,光線照在這些支架上,透露出一股寂寞的氣氛。讓我忍不住拿起相機,選擇了個方便特寫的角度,按下快門……    “早啊!你很準時嘛!”    麗塔足蹬著高跟鞋,走進店裏親切地招呼我。    “早、早啊!”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相機,回應麗塔的問候。    “怎麽啦?看你的表情……該不會又弄壞我另一尊雕像了吧?”    “沒……才沒這回事呢!”    “嗬嗬!逗逗你的啦!嗯?你手中的相機該不會是……?”    “是、是啊……”    “其實,我對相機略有研究呢!快拿來我看看!”    麗塔說完,便主動拉起相機背帶,從我脖子上取下來,接著便把相機拿到眼前,仔細端詳著。    “嗯……這部相機想必你用了很長時間吧?”    “嗯,從我高中時期便一直使用到現在,雖然現在相機的演進,跟以前比起來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但是我還是舍不得換呢!畢竟……這是我第一部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買下來的,雖然是二手貨,但是我還是很珍惜它,很希望用它參加絕攝魅影國際影展!”    “絕攝魅影國際影展!?哼……你這個鄉下來的小夥子,口氣倒是不小啊!你知道光是想進入影展,就有多麽不容易嗎?”    “我……”    “雖然絕攝魅影國際影展並沒有限製攝影器材,便宜的塑料做的玩具相機,昂貴至專用的數位相機多可以參賽,唯一的限製就是禁止使用使用各種修圖軟件後期製作。不過這也是比賽困難的地方,不但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參加,拍攝出的影像必須呈現最原始的麵貌,不可以用修圖軟體美化或造假。你應該知道,這個國際影展的目的就是……”    “是為了發掘具有天分的新銳攝影師,對吧?”我接口道。    “嗯?”    “嗬嗬,雖然比賽的限製乍看之下的確十分嚴格,但是我卻認為隻有這樣才能找到真正的攝影人才,不是嗎?畢竟……透過鏡頭傳達想說的故事,並且用快門凝結成一張足以感動人心的圖像,所依靠的還是攝影者的心和眼,而並非昂貴的器材,對吧?”    “……哼,不得不說,你這個鄉下來的小夥子,又一次讓我刮目相看了啊!”    “哈哈哈,真的嗎?”    “要是你能把這種心情運用到煮咖啡上,應該很快就能掌握訣竅了吧!?”    “額……”    “既然如此,就好好追求自己的夢想吧!隻要你把份內的工作做完,我是不會多說什麽的。有需要的話,說不定還會助你一臂之力呢!”    “啊~!真的嗎?”    “嗬嗬,別看我這個樣子,大學畢業後,我可是有段時間沉浸在攝影的領域中呢!”    “哇……”    “這間店裏擺設的寶貝,也都是那段時間,從世界各地收集回來的。”    “難怪麗塔會對絕攝影展如此了解!”    “沒錯。不過,對我來說,那隻是一段逝去的夢想罷了。”    “逝去的……夢想?”    麗塔凝望著遠方,似乎陷入過去的回憶中。此刻,她典雅又充滿氣質的五官,卻被一股淡淡的憂傷所覆蓋。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活在世上,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但是隻要你堅定信念,有時候危機反倒是轉機呢!”    “麗塔……”    “如果不是因為有這段過去,我想也不會有這間弄堂藝文咖啡館,更別說為許多需要安慰的人,送上一杯溫暖的咖啡了。比起那個過去隻為了自己而存在的夢想,也許現在為別人帶來溫暖,才是我最大的快樂吧。”    “……。”    “喀嚓!”    “嗯?”    “嘻嘻……麗塔敘述夢想的樣子……很美呢!”    看著麗塔談論著自己的過去,專注而而溫柔的神情,讓我不由的拿起相機,捕捉那一瞬間的特寫。    她掛在嘴上的笑容,雖然不是最燦爛的弧度,卻滿足而幸福。我想,這就是夢想成真的美好吧?    “嗬嗬~~!要是想拿我這張照片去參賽,可得先付我肖像金哦!”    “哈哈哈!也對!恰好這次比賽的主題,就是‘夢想’嘛!”    “好啦!時間不早了,準備開店吧!”    “對了,店裏那個被塵封起來的舞台,是做什麽用的?”    “哦~~!你說那個啊?原本我們咖啡館裏,每個禮拜都有一個定時時間,安排街頭藝人或是對歌唱懷抱著夢想的人們來這兒演唱。不過……”    “嗯?”    “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對夢想堅持的人越來越少了,駐唱的歌手一個接一個離開,這個為夢想設置的舞台,也就空在哪兒了……”    “嗯……”    “不過……直覺告訴我,這個舞台遲早會派上用場的。隻不過在等待合適的人罷了。所以我才會現在還堅持把它留在那兒。”    “原來如此……”    “嗬嗬!說了這麽多,也該開店了吧!我晚點還得去廠商那裏拿咖啡豆呢!接下來店裏的事情就麻煩你嘍!”    “嗯嗯!”    就在我們交談的同時,似乎有客人上門了。    “哦!則麽早就有客人了啊?小夥子你練習的機會來了喲!歡迎光臨!”    “哦哦哦!”我這才回過神來。

我連忙拉拉衣領,整理好儀容,準備迎接今天早晨的第一位客人。    “歡迎……”麗塔的笑容頓時化為了驚訝,“咦……這不是……!?”    我順著麗塔的眼神看去,隻見一位穿著時髦、長發飄逸的女性走進店裏。    “麗塔姐,我回來了!”竟然是裴雪娜!    “小娜?是小娜!你回來了啊!?”麗塔興奮地說道。    “是、是你……”裴雪娜轉過頭,用不輸於麗塔的驚訝眼神看著我。    頓時,我的身體如遭五雷轟頂般,有道電流迅速竄遍全身……    眼前這個女人,不就是在我房間裏發酒瘋,又在巷子裏攻擊我的家夥嗎?    “跟蹤狂!?你怎麽會在這裏!!??”    這時,裴雪娜才似乎真正注意到我的存在,從她臉上的表情看來,受驚嚇的程度絕不亞於我。    “咦?原來你們兩位認識啊?”麗塔饒有興趣的望向我兩人。    “額……”我不知說什麽好。    “……誰、誰認識這跟蹤狂啊?”裴雪娜轉過頭,滿臉不屑的說道。    “是嗎……?”麗塔強忍住笑意說。    麗塔狐疑的眼神在我和裴雪娜身上流轉著。    在這種情況下,我該如何解釋呢?    “我、我這麽做,還不是為了保護你!”我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為了洗刷自己的冤屈,我隻好麵紅耳赤的說出實情。    “……!!”裴雪娜顯然十分驚訝。    “一個單身女子獨自走進夜晚的深巷中,任誰都會擔心的吧?”    “你……”    “好啦好啦!小娜,很多事情不能隻靠表麵就下判斷。我想,這之中一定有什麽誤會。再說,光曜應該不是那種人吧?”麗塔連忙出來打圓場。    “如、如果那天有讓你感到不舒服的地方,我很樂意道歉!對不起!”我連忙道歉。    “……”    “……”    “哼!算了,懶得跟你計較。麗塔姐,好久不見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啊!”    裴雪娜轉過身去,跟麗塔寒暄了起來。    “你也是啊!上個禮拜米蘭時裝周的報道我有看哦!你表現的太棒了!真不愧是名揚海外的超級名模啊!”    米蘭時裝周!?超級名模!!??    我想起昨晚,裴雪娜走出超商時,路人對她指指點點的耳語,看來裴雪娜的確是個小有名氣的公眾人物啊!    “不過這次你怎麽沒先通知我就跑回來了呢?我還以為你現在應該去哪個海邊的小島度假慶功了呢!”麗塔說。    “我……我因、因為趕秀的關係嘛……!這次邀請我的廠商曾經給過我很多次的演出機會,所以我就不得不幹回來嘍!”    “哦~是嗎?”    “額……是啊……”    “嗯?”麗塔嘴角帶著笑意望向裴雪娜。    “啊~!好啦……還有些‘私事’要處理嘛……”    “嗬嗬~~!我想也是!不過……這次你似乎已經下定決心了呢!”    “咦?咦?”    “瞧你,助理、經紀人、保鏢……以往有的大陣仗這次都沒有出現,想必回來的很匆忙啊!”

“嗯……是啊……”    “我看啊,你那個緊張兮兮的經紀人,現在八成已經動員所有的關係在找你了吧?”    “嗬嗬……我想是吧……”    裴雪娜苦澀的笑著,我才明白,對於一個公眾人物而言,想擁有自由的私人時間,是多麽不容易的事。    “不過,既然都偷跑出來了,我要好好把握這來之不易的自由。”    “哦~~?”    “其實這是我最後一次回來,我想把那段過去做最後的了結,然後,從此不再回想,也不再回到這個傷心之地了。”她一本正經的說。    “……”    那段過去……?在裴雪娜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麽事呢?為什麽她提到這幾個字的神情……    ……好悲傷啊……    “小娜……你應該知道放下過去的方式……隻有坦然麵對,並且學會遺忘,才是唯一的解決之道吧?”麗塔也很哀傷地說。    “嗯……所以這是我對北高市最後的留戀了,兩個禮拜之後,我就會永遠的離開這裏。”裴雪娜艱難而堅定地說。    “你確定這麽做好嗎?逃避可不是你該選擇的方式哦!?”麗塔有些驚訝的說。    “不!這不是逃避!我隻是說……”    “……”    “……學會遺忘罷了……”裴雪娜閉上了眼睛。    “小娜……”    “……”    “……”    看著裴雪娜從線條飽滿的雙唇基礎那幾個字,不知怎的,心中浮現出一抹異樣的酸楚。曾經這麽張牙舞爪、醉得神誌不清的女人,此時此刻,竟然這麽的……    令人憐惜……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這個寄放在我這兒的東西,就還給你吧!”    麗塔說完,便拿出一隻刻工細膩、CD唱盤造型的別針,放進裴雪娜手中。    好、好漂亮的別針啊……    “……!!沒想到這個東西你還留著……”    裴雪娜看著手中的別針,清晰無暇的雙眼隨機蒙上一層陰影,似乎陷入過去的回憶中。    看裴雪娜的樣子,想必是很有意義的東西吧?    “這麽的重要的東西,我當然會好好保管啊!不過你確定不再嚐試看看嗎?我有一些人脈可以……”    “不必了,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裴雪娜收回眼神,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那層陰影已轉變成堅定無比的決心。    “……”麗塔頓了頓,歎了口氣:“如果你認為這是最好的方式,那就勇敢地去做吧!把過去一次做個了結,不管結果如何,我還是會像以前那樣支持你的。”    “嗯,謝謝麗塔姐……對了,”裴雪娜仿佛想起來什麽似的,拿出一張便利貼遞給麗塔,“這是我這次回來的行程表,有需要幫忙準備的項目都列在上頭。就麻煩麗塔姐幫我張羅了。”

“我知道了。”麗塔點了點頭,“不過……你這趟一個人回來,還得去趕秀什麽之類的,少了助理應該很不方便吧。”    “嗬嗬,這沒什麽啦,”裴雪娜微微一笑,“當年我也不是一個人扛著一身的行頭到處跑秀嗎?”    “那可不行,”麗塔有些責備的說,“你現在的身份地位都不一樣了,怎麽能做那種事呢?要是被那些八卦媒體拍到了,又會惹出出不少風波呢!”    “嗯……”裴雪娜像個被批評的小女孩一樣點了點頭。麗塔思緒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麽好主意。“不如這樣吧……”

“咦?”裴雪娜好奇的等待著下文。    接著麗塔對著悲催的某光說道:“喂!你!站在那邊傻愣愣地小子!”    我大吃一驚,“咦?我,我嗎?”    麗塔伸出手,指著我的鼻尖喊道,不知怎地,她的眼神同時閃耀著戲謔的光芒。    “對!就是你!不然放眼望去,這店裏還有哪個小夥子比你更傻氣嗎?”麗塔笑道。    唔……說……說的也是……    “在小娜呆在新北市的這段時間,你就擔任他的貼身處理吧!”    “咦!?”我猶如五雷轟頂般呆立在那裏。裴雪娜更是嘴巴都張成了O形。    “什……什麽!!??”    “他叫光曜,是我店裏新聘請的員工,別看他愣頭愣腦的樣子,他可是從鄉下來的,是地地道道的農家子弟,瞧他身體強壯的,不論是幫你搬東西,提包包,還是充當保鏢,都沒問題!”    ……嗬嗬,都給直接開始介紹了……    “我,我才不要一個跟蹤狂來當我的助理!為什麽沒事要帶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到處跑啊?!難道沒有別的選擇嗎?”    我爭辯道:“我才不是什麽跟蹤狂!”    “哼!”裴雪娜有些窩火,“跟蹤就跟蹤,還替自己找什麽理由!?”    “嗬嗬,就當作是帶他見見世麵咯!”麗塔連忙打圓場,“況且有個免費的助理可供你使喚,何樂而不為呢?”    “唉……算了算了!!”裴雪娜說,“隨便你們,反正隻要不妨礙我就行了。”    麗塔笑著說:“嘻嘻,那就成交了!”    “哼…!”裴雪娜說,“我晚點還有工作,先離開了,麗塔姐再見。”    “對了,”麗塔說,“有空的話回個電話給你的經紀人吧!你啊,要出國也不報備一聲,連手機也沒帶,快把他給急瘋了!”    “嘖……”裴雪娜吐了吐舌頭,“還是被找到了啊!”    “是啊,聽說還有很多工作在等著你,有空打個電話問一下吧,看能不能緩一緩。”    “……我知道了。”    裴雪娜說完,便踩著高傲的步伐走出店裏,沒在多看我一眼。    “……裴雪娜她……好像……很討厭我啊……”我無可奈何的說。    “小娜她……隻是比一般人更難打開心房罷了……畢竟那段過去……”麗塔欲言又止。    “……太痛了吧……”    “……”我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即使再冷漠的人也會有溫暖的一麵,隻是有些人,已經習慣隱藏起來而已……”麗塔的話富有深意。    “放心吧!”麗塔轉而微笑著對我說,“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就好好當小娜的助理吧!雖然這並不是工作合約的一部分,但是我會另外支薪給你的!”    “嗯……”    “啊!跟廠商約好的時間到了,那我先去忙了!”麗塔看看時間道。    麗塔說完,也隨即離開,看看她喜上眉梢的樣子,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安排。    “裴雪娜……嗎……”    前兩天,自己還是個離開家鄉,懷抱著夢想,到藝文咖啡館工作的家夥。    現在,我卻搖身一變,成為國際名模的貼身助理,看來到大都市生活,比想象中來的精彩啊……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