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1》前传「 Pure ~With You~ 」剧本原案

发布于 2016-06-03  100 次阅读


从彩花那里听说彩花的一个名叫伊吹美奈裳的亲戚住院的消息,唯笑决定和彩花一起去探望她。三个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互相倾诉着自己的恋爱。一心喜欢一个人的彩花,心中有着无法表达的感情的唯笑,她们所梦见的是……同时喜欢一个少年的三个少女的感情的去向会如何呢?

Memorise Off Pure ~With You~

原作:日暮茶坊 翻译:快乐的叶子

“那么明天见了”
“啊,今天晚上可以打电话么?”
“我去社团活动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的澄空中学2年C组被热闹的气氛包围。有朋友们一起开心的聊天的,有意气风发的去社团活动的,还有班会结束后,完全不知道已经放学,还在继续睡的人……
“喂,智也,不要睡了,起来了!!”
少年还趴在桌子上安稳的睡着,旁边坐位上的少女用力敲着他身体。
“啊~~~~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啊……,班会都已经结束了,快起来啦!!老这么走神是不可以的……”

“没有事做么,又尽说些另人发困的东西,何况我还处于成长期嘛,需要睡眠~~”
“这个和成长期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的,智也已经是二年级的学生了,完全没有看出来成长了。”
“没,没那回事。我长高了,比去年体检的时候,长高了5公分呢。”
“说身高和体重的话,确实是这样,但我说的是精神方面!”
“那些事不用你说我也能明白啦。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难道彩花就不是小孩子吗?”
少年……三上智也,是澄空中学的二年级学生。虽然没有参加任何社团,但是因为运动神经意外的好,经常会帮忙参加一些比赛什么的。
邻桌的少女……桧月彩花,是智也的儿时玩伴,家就住在他家的隔壁。
这两人,再家上另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三个人一起度过了幼年到现在的时光。
“诶~~?阿彩是孩子的话,那唯笑呢?”
“……真正的小孩子来了。”
青梅竹马的三个人中个另一个,今坂唯笑。三个人中看起来最幼稚,偶尔会犯点傻。是个自由奔放的少女。其他两个人常被她带动着。
“唯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呜……”
“这种话正是孩子说的哦~~”
“恩……呜……”
“哈哈哈哈。那个,稍微有点事情拜托。这个星期日,你们两个有空吗?”
三个人中,彩花很多时候都充当了三人间的润滑剂。偶尔会摆出“姐姐”的样子的彩花,起着融洽三人的关系的作用。
“星期天?有空啊~~!”
“这周的星期日啊……抱歉,我可能没空。”
想起已经安排好了的日程,智也无奈的挠了挠头。他是极少会拒绝彩花的请求的……
“诶?为什么?今天,答应某个社团帮忙参加比赛了吗?”
“不是……父母马上就要回来了,他们明明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可以不管我。可是一回来就要我待在家里,真是不可理喻的父母啊。”
智也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多时候都不在家中。这次,他们大概有2个月以上没有回家了。
“恩……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了呢。这次又是马上又要离开的吗?”
“是啊,托他们的福,我才是一个中学生,就几乎过着单身生活了。”
“那最好是在登门拜访之前预先和叔叔阿姨说声多多关照了。”
“唯笑也是,唯笑也是~~多多关照~~”
“这个好说么,对了,刚才说的,星期日有什么事么?”
“啊,那个啊,我是想我们一起去探病的。”
“一起去探病,是伊吹小姐吗?”
伊吹美奈裳,是邻近学区的中学的一年级学生,是智也他们的后辈。可是,她是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听说入学后很快就住进了医院。
“美奈裳是什么样的孩子呢?虽然已经从阿彩那里听说过很多,但是唯笑还没有见过她呢~~”
“她是个好孩子哦,我很早就想介绍你们两认识了。”
“因为,她是彩花的表妹吧”
“可爱吗?”
“是个強悍的危險人物。”
“什么!不会吧!!”
重拳……
“呜哦哦……”
彩花一记重拳打在智也身上,将智也漂亮的打翻。
“这么说的话,她就像是彩花的亲妹妹了吧。” ( 話だけ聞いてると、彩ちゃんの妹みたいな感じなんだよね)
“……你,你也和你妹妹一样。”
“智也……还想来吗?”
“饿……还是算了,对不起。”
彩花和美奈裳是表姐妹,而且年龄相仿的两人从小关系就很好,常在一起玩。以前他们住的地方相距很远,进入中学后美奈裳家才搬到离彩花家比较近的地方。
“但是呢,真的是很麻烦呢,开学典礼的时候不是也晕倒过吗?”
“恩……所以她完全都不能去学校。之前去探望她的时候,留下了不少遗憾啊……而且,在原来的学校也没有交到朋友”
“唯笑会和她成为朋友并鼓励她的~~”
“那么,只有唯笑和我一起去了?”
“虽然感觉不太好……但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也一定去的。”
“那样的话,那么,今天就这样回去吧~~~”
三个人拿起各自的书包,离开了已经没人的教室。

“啊~~真好吃啊~~”
夕阳下的三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回家。智也和彩花手上拿着章鱼烧的盒子,唯笑手上则拿着个烤玉米。
“唯笑就这么喜欢吃烤玉米啊……”
“只要是好吃的东西都好,章鱼烧我也很喜欢啊。”
“啊~~听你的口气,是连我的章鱼烧也要抢去吃啊~~~”
“诶~~~小智的给我吃啦。”
“……我的已经吃完了。”
迎着夕阳的三人,背后拖着长长的影子。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很少放学后直接回家的。今天他们也在公园悠闲的玩了下,然后在小食摊买了点零食。
“小智,你欺负人~~~”
“现在说已经没用了啊。”
“真拿你没办法,来,唯笑,啊~~~”
“恩~~彩花最好了,啊呜,啊呜,啊~~真好吃~~~”
彩花插出一个章鱼烧喂到唯笑的口中,唯笑立刻一脸幸福的微笑~~。
“对了,关于刚才说的~~”
“诶~??关于什么的话?”
“探望美奈裳的事啦,探望的时候应该带些什么去呢?”
“啊~那个还没考虑呢……智也,你偶尔也会说点正经话啊。”
“什么嘛,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会记着。”
突然被彩花赞扬,智也反而感到有点不自在。
“但是一直都是和爸爸或妈妈一起去的,我只是写写信罢了”
“信?”
“恩,就是因为她一直不能上去学校,学校是什么样的她怎么能知道呢?都是写一些学校里快乐的事,还有些稍微痛苦的事……”
“啊,这个信唯笑要看!”
“诶!?不行!绝对不行!!”
“里面记录了什么秘密吗?”
“什么什么??秘密!?”
两人步步紧逼,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彩花。一步,两步,彩花被逼着后退着……
“那,那个啊,是不能说的,女孩子之间的秘密啦。”
“这样的话,唯笑是女孩子,可以告诉唯笑啦?”
“恩……唯笑的话,还可以。”
“唯笑确实是女孩子,但是只是小孩子啊。”
“诶~~好过分,呜恩~~~智也欺负人……”
“过段日子就给你看那些信啦,所以,不哭,好吗?”
“真的!?太好了~~”
“但,但是,只能读我让你看的地方可以吗?”
“恩~”
“好吧,然后呢?最后决定带什么去看望她??”
这三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跑题跑得很远。这次,智也少有的,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那个,礼物的话,……唯笑来提个建议,可以吗?”
“……无论怎么样,不能是给人造成困扰的东西哦。”
“诶~~为什么唯笑就会给人造成困扰?真是的……”
“哈哈哈哈,算了,还是谢谢提供意见了,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其它的可以带过去的?如果是病人的话,做千纸鹤送她怎么样?”
“恩……从现在开始做的话,时间可能会不够啊。”
“也是呢,确实是个问题。喂,唯笑想到了什么吗?”
智也转过头面对唯笑问到。
“呜……那么就这个烤玉米吧。”
“那个啊,怎么能给病人带这种味道重的东西过去呢?”
“但是,这个很好吃啊~~”
“说不定医生在食物上对美奈裳进行了限制,这样的话,最好还是不要随便带吃的过去。最好还是先问问她可以吃些什么。不过,我记得一般都可以送甜瓜去病房的。”
“甜瓜的话,稍微有点贵了。买了之后该怎么办呢?”
“喂,智也~~”
“恩?怎么了?有什么提议吗?”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智也对于这个问题相当有热情呢。”
“你说什么呢。要去探病的话不事先做计划怎么行。不管怎么样说,那个……她都是彩,彩花最好的朋友不是吗?所以啦,也是我的朋友嘛。”
“恩~~~也是呢。”
“啊,护身符怎么样?”
彩花在小声嘟哝的时候,唯笑有提出了个点子。
“那个,去神社的话,不是有祈祷病能转好的护身符吗?买那个不就好了吗?”
“哦~~唯笑的提议很不错呢。”
“嘿嘿,之前叔父住院的时候我就买了个给他。”
听到智也的称赞,唯笑开心的笑了。
“好吧,就这么决定了。钱的话,我也出一点。”
“阿智……这可真是稀奇啊!”
“喂,我只是想找点地方花钱!”
“你这才花了多少钱啊?”
“是啊是啊,才几百块而已,彩花就不能坦率点接受人家的好意么?”
“没有这回事啦,我一定会将你的好意传达给美奈裳的。给她点留言之类的说不定她就会高兴得不得了呢。”
“就用寄语那样的东西可以吗?”
“因为是三个人,嘛,我想应该买张大点的色纸(*注)。明天在学校写吧。”
“那就去文诚堂买纸吧。”
“那样的话,唯笑,明天带各种颜色的笔来吧~”
(美奈裳一定会很高兴吧~~)
彩花一边看着追逐着智也已经跑远的唯笑,一边想着。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永远都要在一起)
“喂~~~阿彩!追得上来吗?”
在视野中已经变小的唯笑,笑着呼唤着彩花。
“……真是的,等等我啦!!!!”
彩花也跟着追了过去。

“初,初次见面……我是今坂唯笑……”
“真是的,唯笑,躲我后面做什么啦。”
“呵呵。初次见面,我是伊吹美奈裳。今坂小姐的事情我从彩花那里已经听过很多了,是个很不错的人呢。”
“这么说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美奈裳今天起床没关系的吗?”
星期天,彩花和唯笑按照约定,一起来到了美奈裳的病房。病房是个单人的病房,以白色为基本色调的病房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从病房里放着的慰问品,洋装等私人物品看来,她住进院生活已经很长时间了。
美奈裳靠着床坐了起来。
“恩,我暂时还是相当精神的哦。我一直期待着今天你们过来呢。”
“唉~真是的,要是阿智也能来就好了。”
“阿智,是指三上君吗?”
“恩,是啊。啊,阿智的事也是从阿彩那里听说的吗?”
听唯笑这么一说,美奈裳的脸上稍微泛起了一丝红晕。看家美奈裳稍微有点慌乱的样子,彩花打算改变话题的方向来岔开话题。
“这个是今天探病的礼物,喏,就是这个……”
“啊,是祈求无病无灾的护身符诶!谢谢~~”
“这个是昨天唯笑和彩花 一起去买的哦。美奈裳要早点恢复健康哦。”
“十分感谢,呵呵。”
“那个,唯笑,怎么了?表情变得很奇怪哦。”
只见唯笑疑惑的注视着美奈裳。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她有些东西无法理解。
“那个啊,美奈裳为什么对唯笑使用敬语??”
“……恩,(今坂小姐)怎么说也是我的前辈啊。”
“唯笑不会介意的。要是这样的话,唯笑就不叫‘美奈裳’为‘美奈裳’了,用‘伊吹小姐’吧。”
“不要,绝对不要啊~~~”
“扑哧……”
看到这个情形的彩花,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
“啊……阿彩在笑。”
“抱歉抱歉,只是,你们居然为了这个这么认真。”
“因为总是感觉有点不自在……”
“呵呵,那以后我就直接叫您唯笑可以吗?”
“不许用‘您’!”
“啊,好,好的,那就直接叫你唯笑了。”
“嘿嘿~~”
“诶~~呵呵~~”
“哈哈哈哈~~~”
就这样,唯笑和美奈裳成为了可以互相直呼名字的朋友。
事实上美奈裳是很怕生的,彩花多少有点担心(唯笑和美奈裳能不能好好相处)。但是,看起来她的担心,是杞人忧天了。
“那个那个,保健室的幸村老师很有趣呢~~”
“那……那个老师曾经帮助过我呢。毕业式的时候,我身体不舒服,是他把我送到保健室去的呢。为什么毕业式总是又长又无聊啊……”
“那个呢,在这之前,阿智他啊……”
三个人关系融洽的聊着和学校有关的话题。因为实际上并没有确实体会过学校生活的关系,美奈裳对这些话题表现了出很大的兴趣。有时甚至由于过于兴奋差点从床上滚落下来。
“那个……可以告诉我件事吗?”
“什么事?美奈裳?”
美奈裳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唯笑不禁坐正了姿势。
“那个啊……唯笑喜欢三上君吗?”
“诶,诶??唯,唯笑!?唯笑和阿智,那个,没,没什么……”
“啊……奇怪了……那彩花呢?彩花喜欢三上君吗?”
“我,我!?那个……这个……恩……”
这次换彩花有点不知所措了,红着脸把头低了下去。
“彩花很容易被人看懂哦。”
“没……没有这回事啦!”
“哈哈哈,阿彩,这次敷衍不过去了吧~~”
看见美奈裳的“攻击对象”转向了彩花,唯笑松了口气。转而对彩花说。
“呜恩……唯笑真是的。”
彩花还是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但是,三上君的头脑很好吗?”
“诶?美奈裳为什么那么想知道这些呢?”
“因为,彩花的信上总是写着这些……”
“阿彩的信上?”
“恩,彩花的信上有一半都是写的‘三上君怎么怎么’,所以,非常想知道。”
“美,美奈裳,信上的东西都是秘密啊,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彩花越是拼命进行否定,就越象是在承认刚才的话是事实。
“可是,好好想一想的话,那些都是因为太期待才会写下来的吧。”
“没,没这回事啦,那个笨蛋是个彻底的笨蛋。”
“是呢是呢,阿智确实是个彻底的笨蛋呢。”
“而且他特别喜欢讲歪理,总是不停的说话。”
“哦哦。”
“诶~~确实是这样呢……”
“而且呢,他还很吝啬,喜欢欺负人。真的是个非常差劲的家伙啊!”
“哈哈哈哈,不愧是阿彩,对阿智的很了解呢。”
看着彩花抱着胳膊列举智也的缺点的样子,唯笑忍不住笑了出来。美奈裳也是,用手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来。
“为,为什么要笑啊?”
“诶~~嘿嘿,这么说,彩花是喜欢三上君的啦?”
“……!”
“是啊是啊,电视上不是说‘越是讨厌的话就越是喜欢’吗?”
“那,那是因为,这个,果然……”
“果然,什么?”
“是的吧……”
“听—不—见——!!!”
对于彩花的小声低语,唯笑和美奈裳大声抗议。彩花的脸红得都象个西红柿了。
“因为……很温柔……”
听到了关键的词,唯笑和美奈裳互相使了个眼色。
“喂,唯笑听到了什么吗?”
“哦,是说‘很温柔’的样子。”
“真,真是的!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啊,痛!等,等等,阿彩,不要打啦~~~!”
为了敷衍过去,彩花啪啪的敲起唯笑的头来。
“哈哈哈哈,不能这样啊,彩花,对自己要坦率一点哦。”
“真是的,美奈裳也是,受‘啪啪’之刑吧!!”
“哇啊啊啊啊~~~!!”
“啊,对了!还有,把礼物给忘记了。”
“诶?那个,不是给唯笑拿着的吗?”
热烈的讨论完了有关智也的话题后,彩花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忘记的东西。
“哦,等等哈。”
“怎么了?这么开心?”
“嚯嚯,秘密~~”
唯笑在自己的包中寻找起来。不一会,就找到了目标物。唯笑将东西用身体挡住,不让美奈裳看见。脸上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
“那么,提问。唯笑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呢?”
“诶~~?我怎么会知道嘛。给个提示??”
“提示啊……恩……文诚堂!”
“飞车党??”
听到陌生的词语,美奈裳感到不解。
“文诚堂是个文具商店的名字啦。”
“那,是文具?”
“嘟嘟,不对。到底是什么呢?滴答,滴答,滴答……”
唯笑把自己弄得好象猜谜节目主持人似的,连到计时都冒出来了……
“诶诶诶~~?什么东西?在画什么呢?”
“嘟嘟,那个也不对!”
“不是啦,美奈裳画可是画得很好的哦。看那里,美奈裳正在画那个地方哦。”
彩花指着病房的一隅,美奈裳已经画了好几张病房内风景的素描。虽然只是没有上色的素描,但是唯笑也能强烈的感觉到画上面的风景就是画的那里。
“哇~~~~好厉害!!比唯笑的美术老师画得都好呢~~~”
“没……没那么好呢,还差得远啊,今后还要多多练习。对了,猜谜的答案是什么??”
“啊,对了,下一个提示~~”
“喂,唯笑。差不多要走了吧?拖太长时间的话美奈裳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诶诶~~??你们两个要回去了吗?唉~~~”
美奈裳一脸失望的表情,叹了口气。
“因为,虽然现在看起来很精神,但是美奈裳毕竟还是在生病不是吗?而且已经这么晚了,探病时间也结束了。”
“哦……但是……”
“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会再来的。”
“真的吗?”
“恩。唯笑下次也一起来吗?”
“诶?什么?怎么了?”
唯笑似乎还沉迷于美奈裳的素描中。
“在说下次起过来的事呢!”
“恩,下次要带阿智一起过来。”
“三上君啊,真想早点见见他呢。”
“其实,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啊,对了,唯笑赶快把礼物给她吧。”
“哦,那么,给!我们三个人给你的寄语。”
唯笑把藏在身后的色纸拿了出来,交给了美奈裳。色纸上,是用各种颜色的笔写成的给美奈裳的祝福,有的还配有简笔画。
“哇,太谢谢了。可以读出来吗?”
“诶~~会不好意思啦……阿智写的,就没关系了。”
“不行。那么,先念唯笑写的了。‘快点恢复了,去吃烤玉米和章鱼烧’……呵呵。我最喜欢烤玉米,章鱼烧一类小食摊上卖的食物了。只是吃的机会相当的少。啊……这只小猫画得好可爱~~!”
“就是啊……要是什么都能烤着吃就好了~~~这只小猫在喵喵的叫哦,嘿嘿。”
“哦,那么接下来是彩花的。‘给最重要的表妹美奈裳,希望能像以前一样,在公园和游乐场里一起玩,一起聊天。’……彩花,谢谢你……以前只要有时间就经常在一起玩呢。”
想起了过去的事情,美奈裳闭上了眼睛,过去的美好回忆涌上心头。
“没关系的,美奈裳以前一直是十分有精神的。我老被弄哭呢……”
“诶?阿彩也会被弄哭吗?”
“因为,美奈裳从小说话就像大人一样,我每次都说不过她。”
“呵呵,抱歉呢,彩花。我是因为平时周围和我一起的都是大人,才会变成这样的。”
“这样啊……没有想到呢。”
唯笑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美奈裳的脸。
“啊,我现在已经不是那样了啦。呵呵。”
“那么,纸上最后的留言,这个是三上君的吧?”
“美奈裳,直接叫智也就可以了。不要用那么拘谨的称呼啦。”
“哈哈哈,阿彩感觉就像阿智的夫人一样哦。”
“唯,唯笑!!!”
“呵呵,那么我就用‘智也’称呼他吧。智也的,恩,‘美奈裳的病治好了的话,就约会吧。还有,小心不要变得跟彩花一样了哦!’。”
“约,约,约会?!?!?!?!?”
突然冒出了个“约会”,彩花吓了一跳,把纸条从美奈裳手上抢了过来又确认了一遍。
“真,真的有写啊……”
“哎?阿彩,阿智写的什么你没看过吗?”
“那是因为,智也没有让我看啦,真是的!”
“这个一定是玩笑啦,只为了鼓励我说的。是不是呢?”
“哈哈哈哈。阿彩果然就像阿智的夫人一样呢。”
“真是的,就是不知道嘛。可是,我从来没想到过他会这样乱写。到底怎么回事嘛?!明天见到他一定要找他麻烦!!”
“阿彩,我觉得阿智是不会在这样的地方乱说的哦。”
“…………哦。”
面对唯笑的话,彩花不得不沉默。看着眼前的两人,美奈裳拼命的忍住不笑出来。
“但是……真好啊……唉~~”
“诶?怎么了?美奈裳?”

彩花和唯笑只见美奈裳望着窗外远处的天空美奈裳叹了口气。
“因为,明天你们去学校的话就能见到智也的吧……”
“美奈裳……”
“啊,抱歉。今天你们来了,我真的是很高兴。”
“下次,一定会叫智也一起来的!”
“也是呢,这次美奈裳就先好好休息吧,好么?”
“恩!我会等的。谢谢你们了……”
“啊~~~~。为什么星期一要辛辛苦苦去学校啊?”
“智也啊真是的,每个星期都会这么说吧。”
“不过啊,唯笑能遇到你们真的很开心呢。”
今天三个人也关系融洽的一起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春天的早晨阳光很温和,是一年中最容易度过的日子,不过,这个和所谓的智也的忧郁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啊,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又要不停的学习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智也总是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不是吗?”
“所以,阿彩才总是叫阿智起床啦?”
“因,因为我是坐他旁边的,没,没有办法嘛。”
不可思议的是,这三个人至今都一直是同班同学,从幼儿园到现在,已经10多年了,可以说是孽缘吧。而且,不知为什么彩花和智也还总是邻桌。
“哎~~~真好啊,阿彩。”
“唯笑?怎么了?”
“因为阿彩总是跟阿智是邻桌,唯笑却一次也没有过……”
说着,唯笑撅起小嘴。看着唯笑这样的表情,彩花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但是,那个是由抽签决定的,没有办法,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唯笑要是也和阿彩和阿智是邻座该多好啊~~”
“那个啊,唯笑,为什么那么想坐我们的邻座呢?”
“因为,平时你们总是两个人说话,唯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嘛。”
“是么?但是我都没觉得有什么有趣的话题。都是,要吃什么啦,什么时候下课啦,之类的……”
“就算是这样,还是想一起聊天嘛~~!”
啪嗒啪嗒甩着双手的唯笑,用全身的动作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真是的,唯笑真是个任性的孩子呢……”
“呜……,阿智欺负人。”
“算啦,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唯笑也是的,不要因为这样把其他同学排斥在外,好么?”
“哦……这个是我明白啦,但是……”
“而且,这么说的话,不能来学校的美奈裳该怎么办。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医院里……”
彩花将手放在胸口小声嘟哝了一句。唯笑笑和智也突然感到很惭愧,慌忙道歉。
“啊……对不起,微笑说了任性的话了……”
“恩……那个,我刚才也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了,唯笑。”
“哦恩,没关系的,呵呵。”
“话说回来,那个美奈裳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你们两个不是去探了病的吗?”
“恩,比上次去的时候精神好了很多。而且唯笑还和她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真是可喜可贺呢。”
“是啊,唯笑成了美奈裳最好的朋友哦~~”
确实,唯笑和美奈裳第一次见面就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关系融洽得简直就像又多了一个青梅竹马一样。
“那可真是太好了。啊,礼物交给她了吗?”
“当然给她了,她很高兴呢。智也下次一定要一起来哦。周末有空吗?”
“周末?这个星期的周末?”
“恩,和美奈裳说好了马上还要去的。”
“……抱歉,这个星期也……”
智也慌忙避开彩花的视线,嘟哝着辩解。
“诶诶~~阿智,为什么??”
“其实昨天足球部的俊司给我打电话给我了……”
“不会是……要去帮人吧?”
“是的……昨天他们练习的时候来了个多米诺骨牌样的群摔,弄得好几个人骨折了,眼看星期天就要比赛……”
“这样啊……也就是说,星期六要练习??”
“对对……大概就是这样。这个星期我就得呆足球部了。”
“美奈裳一定会很失望的……”
“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个美奈裳那么想见我?”
“诶?!不,那个……”
“哈哈哈哈,这个呢,其实阿彩她啊……呜呜!?”
突然被背后伸出的双手捂住嘴的唯笑努力挣扎着,可是,彩花死死的捂住唯笑的嘴巴就是不放开。
“好,好……好难受……”
“啊!对,对不起!!”
发现唯笑是真的很难受,彩花慌忙松开了手。
“呜,真是的,彩花……咳咳……”
“因,因为……”
“这个,是搞什么啊?”
智也对着难为情的摆弄着自己手指的彩花问到。
“那,那个啊,我们告诉她智也是个有趣的人哦。”
“有趣的人?”
“是,是啊!非常有趣的人之类……”
“喂,我说,我是搞笑艺人吗?”
“但是,阿智确实是个很有趣的人嘛。”
“……算了,这样也好,只要那孩子能开心的话。”
“恩,那么,智也也配合下好么?”
“恩,是啊。”
唯笑和彩花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似的。智也根据长年的经验察觉到这两个人作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要当心。
“喂喂……不许把刚才的问题敷衍过去啊!”
“那个啊,其实昨天啊……”
“哦,原来如此,不是很好么?已经买了吗?”
“恩,昨天,昨天和阿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就买了。”
听了那两人的话,智也表示了赞同。因为那个确实是能让美奈裳开心的东西。
“……那个做好了,应该在探病的时候再带过去比较好。”
“在学校是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回去的时候就由阿智来吧。”
“也是呢。……好的,没问题,据说今天足球部的人都去探望受伤的同伴去了,练习暂停一天。”
“那么,下课后由阿智来决定!~~”
“啊!”
彩花突然站住,脸色变得铁青……
“时,时间!!!这样下去要迟到了啦!!!不能再聊天了!!”
可爱的手表表盘上的指针告诉他们,还有三分钟就要开始上课了。稍微注意下就能发现,周围的学生已经都在往学校冲了。
“哇!真的诶!赶快跑啊!!”
“啊!阿智好快~!等下啦!!”
“真是的,等等啦!!!”
今天也是一样,三人平常而没有变化的一周,又开始了。

“呀嚯,我们来了~~”
“美奈裳,身体情况如何?”
“恩,已经从妈妈那里听说你们要来了,一直等着你们呢~~~!”
星期天,彩花和唯笑又来到了美奈裳的病房。
“诶?美奈裳,瘦了呢。”
“哎?是这样吗?最近精神有点不好,但是饭还是有好好吃的啊。”
“那就好……,啊!抱歉,今天智也不能来……”
听了彩花的话,美奈裳的脸上飘过了一丝失望的表情,但是马上就消失不见,换上了一贯的明朗的微笑。
“这样啊……但是,只是你们来了我也非常高兴的。”
“抱歉啊。那个,智也他突然收到足球布的求助……”
“原来如此啊,智也在体育方面很拿手喽?不论什么都很强吗?”
根据彩花的描述,智也给了美奈裳“运动健将”的印象。
“美奈裳,不是这样的,他仅仅是‘体育方面拿手’而已哦。”
“诶~~阿彩,才不是那样呢~~”
“那……唯笑,你说,他还有什么拿手的吗?”
“阿智吃饭可是非常快的哦。”
“唯,唯笑?”
“比如咖喱,唯笑一半都还没有吃完阿智就已经叫第二份了。”
面对拼命说明的唯笑,彩花和美奈裳只有苦笑。虽然想反对,但是面对如此认真的唯笑……她们又说不出口。
“……这个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哦。”
“诶~~是么?可是我觉得唯笑已经很厉害了啊。还有啊,还有啊~~~”
“哈哈哈,两位聊关于智也的话题聊得真开心呢。”
“是吗?没有啊,那个笨蛋!”
看着满口否定的彩花,美奈裳脸上飘过一丝微笑。她稍微能够理解彩花那羞涩的心情,并且一直憧憬着这样的彩花。然后,她自己也开始希望体验下那种恋爱的感觉……
“阿智确实是笨蛋呢。啊,对了,今天也带了礼物过来了哦。”
“诶??是什么呢?”
“那个啊……提问,今天的礼物是什么呢?”
“唯笑……扯闲话的话又要花很长时间了。”
想起上次的情况,彩花阻止了唯笑。上次就是这个原因,弄得时间紧巴巴的……
“呜~~恩。因为很好玩嘛~~”
“因为,唯笑的提示很难懂啊。”
“是这样吗……,好吧。给,请收下!”
说着,唯笑从包中取出三张贺卡。这些上面绘有可爱的小猫、小狗的贺卡上,分别写着唯笑,彩花和智也的名字。
“这个是……贺卡么?”
“是啊,打开看看吧。”
“哦,那么,就从这个写了彩花的名字的开始吧……诶!?”
美奈裳一打开贺卡,就从里面传出了彩花的声音。
“恩,那个,我是彩花。美奈裳,加油!赶快恢复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吧。Fight!!啊,还有……”
最后一段是彩花思考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贺卡的录音就在这里结束了。
“哇,好厉害!这个是有声音的!”
“恩,是把自己的声音录进去,然后再放出来的。但是,这个只能录一次音……稍微有点失败,而且,能录音的时间又很短……”
“那个那个,听听唯笑的啦~~”
“啊,是这个吧……”
美奈裳打开了一张绘有小猫的贺卡,这次听到的是唯笑的声音。
“加油——!加油——!美—奈—裳!努力努力,美—奈—裳!努力努力,美—奈—裳!哦—!”
最后的一声“哦—!”似乎不是仅仅是唯笑发出来的声音。
“哈哈,好象是拉拉队呢。最后是大家一起说的吗?”
“恩,是啊。给,这个是阿智的录音哦。”
“是这样啊……,那么,这个就是智也的咯?会是什么样的声音呢……”
美奈裳稍微有点紧张的打开了智也的贺卡。彩花和唯笑两个人大概是为了不错过美奈裳的反应,屏住呼吸,盯着美奈裳。
贺卡中传出了声音……
“初,初次见面,我是三上智也。喜欢的东西是……诶?是什么呢?啊,我不是那种勤奋的人。不擅长对付生气时的彩花和唯笑。诶?时间快到了?啊,加油!如果恢复了就见面吧!!!”
录音到这里就结束了……
“呼……智也很奇怪不是吗?居然上来就做起自我介绍来了……而且,因为紧张,大概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但是,有这样声音的人,总给人一种很和善的感觉呢。”
“是吗。因为老是听得到他的声音,唯笑不是很清楚呢。”
“啊,那个,等下,可以再听一次么?”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奈裳又听了一遍智也的录音。对于侧耳倾听的美奈裳,彩花和唯笑只是默默的看着。
“怎么了,美奈裳?智也说了什么失礼的话了吗?”
“不是这样的……那个,没有觉得智也的声音和唯笑的有点像么?”
“诶~~~!?唯笑和阿智的??”
“恩……总觉得……试着轻轻说句话看看。”
“哦,是这样吗:我,智也。一定会守护自己喜欢的东西。”
在美奈裳的催促下,唯笑试着发出了类似感冒的时候的声音。
“诶~像吗?”
“恩,果然和智也有点像。”
“这么说起来,智也好象进入变声期了呢。说不定是正在变声吧……”
“变声期是什么?不是什么吃的吗?” (还在学感冒时候的声音的样子>_<)
“唯笑,可以停止了……吗?”
“咳咳,好累,美奈裳,有什么可以喝的吗?”
“恩,运动饮料可以吗,这个后面的塑料瓶应该就是~”
说着,美奈裳指了指那地方。在一个素描本的后面,有一个塑料瓶。
“用玻璃杯倒着喝,没关……啊,那个不能看啦!!”
虽然美奈裳想制止,但是已经晚了。唯笑已经开始啪啦啪啦的开始翻起素描本看起里面的画了。
“诶?为什么?我觉得画得很好啊……诶?”
唯笑在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停止了。在最后一页上画的是……
“喂,喂,美奈裳!这个帅哥是谁!?难,难道是你恋人!?”
唯笑兴奋的指给彩花看,那幅画上描绘着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有个干练的脸型,笔挺的鼻梁,完全就象希腊的雕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
“这,这个是……那个……”
“哎?下面有用英语写的字?”
“这个,是这个人的名字的开头字母吗?恩……是写着T·M。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小学时代的同学吗?”
“哦……哦,就,就是这样。一,一直仰慕着的人……啊,还是不行!!”
羞得满脸通红的美奈裳,将素描本从唯笑手里强行抢了过来,死死的抱在怀里。
“咦?但是,T·M,好象和阿智有什么联系啊……”
“诶?啊……这样啊,是三上智也。” (三上 智也 的缩写——M·T)
“……哦”
“诶,难,难道说……”
“……”
美奈裳默认,没有回答。
“开……开玩笑的吧!!!!!这个是阿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帅的智也,我,怎么没有见到过。”
“你们两个好过分,真的就那么好笑么……”
“因为这个实在是太……”
“哈,呼,肚子,肚子都笑疼了。”
唯笑也就罢了,就连一直都比较冷静的彩花都笑得停不下来了……看着两个人都这样,美奈裳稍微有点不高兴了……
“不要这么说啊,因为我没有见过他本人啊。”
“这么说,这个完全是靠美奈裳的想象画出来的?”
“恩,这个是根据彩花的信上所描述的智也,想象着画出来的。”
“诶?我的?我写过这些的吗?”
听说是自己的原因,这次轮到彩花感到慌乱了。
“有写哦,把他描写得特别有型呢。而且,考虑到他是个运动健将才会画成这样的……真是的,都是阿彩的错啦!”
“哈哈哈哈,肯定是只有彩花才会这么看的。”
“唯,唯笑,别说了……”
“但是,要是有照片的话就好了呢。阿彩,今天带了照片来吗?”
“没有带在身上呢,要回家去拿才有……”
“唯笑也是……这样的话,就作为下次的手信带过来吧~”
“喂,两位今天有时间吗?”
听着唯笑和彩花的对话,美奈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
“诶……?恩,有时间哦。只要美奈裳没关系就行。”
“这样的话,两位就把智也画出来吧。这样我就可以想象出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但,但是,我不是很擅长画画啊……”
“唯笑没问题的哦。能借我工具吗?阿彩也一起来啊~~”
“哦……恩,真拿你没办法呢。”
“那么我也试着再画一幅吧,就以你们的画作参考。”
就这样,三人的绘画大会开始了。三人都聚精会神的画了起来。开始,他们还一边聊天,一边互相看对方的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三个人就没有说话了,都自己画自己的,不让别人看见。
“完—成—了~~”
“等,等下啦,再三分钟就好。”
“我的也画好了。”
经过了大约三十分钟,三个人的作品都完成了。由于画的时候都不让互相看,所以都不知道彼此都画成了什么样。
“那么,就请伊吹老师首先发表吧~~~!”
“诶??我吗?恩,我已经尝试着画得比刚才那幅要稍微写实一些。”
“哦!总觉得,这样不就变得更帅了吗!?”
“这个,这个,‘写实的’,是什么意思啊?”
“这,这个……,啊,该唯笑把画拿出来看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彩花,看了看唯笑的画,不禁叫了出来。
“这,这个眼睛像星星一样在闪的是智也!?”
“恩,还有哦,这个孩子是忍耐猫,他们俩很要好的哦。”
“哈哈哈哈,总觉得唯笑的画像是少女漫画呢~~”
唯笑的画中的智也,嘴中还叼着玫瑰花,根本就是少女漫画的世界。当然,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智也的特征,勉强可以说,发型是比较相似的……在一定程度上。
“哦……我还觉得相当的像呢。那么,彩花的呢?”
“诶?我的?那个……画得有点失败啦,这次就算了吧……”
“诶~~~好狡猾哦。不行,交—出—来~~~~”
“哦……不,不许笑哦。”
说着,彩花把自己的画的智也的画从背后拿了出来。
“这,这个是智也君?”
“阿彩,这么说来,你画画很不拿手了……”
家务,运动,学习都很拿手的彩花,却从小就对画画很不拿手。画中的智也,仿佛是从扭曲了的动物画中冒出来的迷之生命体,诡异的笑着。
“但,但是,我已经很努力了!!”
“是哦~~仔细看的话,还是挺像的。”
“智,智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就靠这两人的画工……美奈裳还是无法想象出智也的样子。话虽这么说,但是一边画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边度过快乐的时光的美奈裳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你们画的这些画,可以送给我吗?”
“诶??这些?”
彩花慌着想再对画做下修正,可是,反而让画中的智也越来越脱离现实。
“啊彩,比刚才走样得更厉害了哦~”
“是,是吗……但是,就这种画真的可以吗?”
“恩……因为下个星期我要做全面的检查,不能见面了。寂寞的时候,能看见这些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
“这样啊……那,下次什么时候能见面呢?”
“有点说不准呢……看下个星期的检查结果如何了。我想,等妈妈打电话给你们的的话就能知道了。”
“哦,就这样吧。对了,下次一定会把智也给带过来的!!”
“呵呵,那我就期待着一定能见到他吧。”
之后过了不久,彩花和唯笑就离开了美奈裳的病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虽然是春天,也还是能感到稍许凉意。
“美奈裳要是能早点出院就好了啊~~”
回家的路上,唯笑一边吃着在车站前买的烤土豆,一边嘀咕着。由于特意绕道的缘故,天上的星星也已经开始闪耀着。
“是啊,这样的话就可以4个人一起出去玩了。”
“美奈裳说她高中似乎是想读澄空哦。”
“呵呵,大家都进了同一所高中了的话,一定会很有趣呢。”
“但是……以唯笑和阿智的成绩……”
以彩花的成绩,要考上澄空学园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唯笑和智也的话……形势就有点严峻了。
“这个没关系啦,我来教你们就好了啊。”
“真的吗?那可要努力了!啊!~~~有流星!!”
“诶?哪里哪里??真的诶~~!那个,恩……”
顺着唯笑指的方向,彩花拼命在夜空中寻找着,确实有一颗流星划过夜空。
“有了!请让美奈裳早日恢复健康!”
“请让美奈裳早日恢复健康!”
就在他们许完了同一个愿望的一瞬间,流星也消失于夜空中。
“流星先生能听到我们的愿望吗?”
“一定没关系的,美奈裳的话……”

……但是……

等彩花联系上一直没能联系上的美奈裳的母亲的时候,已经是黄金周的时候了。从美奈裳的母亲的口里得知的,却是和美奈裳的病情好转正好相反的残酷事实。
“因为这样,已经禁止和家人以外的人会面了。”
“怎么会这样,之前还那么有精神的……”
挂掉了和美奈裳的母亲的电话后,彩花立刻拨通了唯笑的电话。
一个人承受这个事实有点过于残酷了。而且,她也明白,唯笑越来越担心美奈裳的心情和自己是一样的。
“阿智,知道这事吗?”
“恩……还没有呢。因为智也那边也出了些事,不想让他太担心。”
“真的是祸不单行呢……”
事实上,智也现在正在九州和双亲在一起。几天前,他突然收到父亲的联络,说是因为他妈妈身体不太好,想让他去照顾一下。虽然母亲的情况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想着反正黄金周学校放假,可以顺便去九州观光,智也还是马上跳上了去九州的飞机。
“总之,智也因为担心伯母的身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这样啊……”
“还有啊,美奈裳写了封信给伯母让转交给我们,已经到伯母手上了,我想明天直接去(美奈裳家)取吧。”
“这样的话,唯笑也一起去吧~~”
“哦,那么,明天10点的样子见面后一起过去,可以吗?”
对于赖床,唯笑比智也可是强不了多少,等级上大概就是仅次于智也的迟到大王了。想让她不迟到的话,最好还是把时间稍微提前点。
“不要紧的,我今天早点睡觉就是了~~”
“恩,晚安了……”
“晚安~~!”
两人一边为美奈裳的早日恢复祈祷着,一边上了床。只是祈祷着有着那充满朝气的笑容的美奈裳能够回来。

“哎呀,让你们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啊。那孩子,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第二天早上,唯笑和彩花一起来到了伊吹家。美奈裳的妈妈迎接他们的时候激动得眼里面噙着眼泪,几乎说不出话来。
“因为搬迁的关系,和朋友们……都分开了,你们能去探望她,她真的是非常高兴……每次你们来的前一天晚上,她怎么也睡不着……”
“呵呵,唯笑是她的朋友啊,去探望她是理所当然的嘛。”
“是啊,美奈裳是我的妹妹啊。”
“真的是谢谢你们了……谢谢……啊,这个,这个是美奈裳给你们的信。我还没有看里面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说着,美奈裳的母亲拿出了一个可爱的水蓝色信封。上面写着“桧月彩花 樣”。
“好的,那么,回信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那个啊,如果送到我们家的话,我可以直接送到那孩子的手上。不然的话,要我去彩花的家取也可以哦,搬家后还没有去探望过彩花的父母呢。”
“这样的话,信写完后再联系您吧。”
“抱歉啊,休息的时候还要你们过来,真的是非常感谢……”
说完,美奈裳的母亲向他们深深的鞠了个躬……
“这,这没什么的。只要美奈裳能够早点恢复就好了……”
“是啊是啊,早点一起出去玩~~~!”
“就算这样,智也还是总是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搞得不能见面,虽然那都不是他的错……”
“TOMOYA……君?”
听了这话,美奈裳的母亲似乎想到了什么。听到美奈裳母亲的话,彩花感到有点意外了。
“诶?您知道他的吗?”
“恩,几次说梦话的时候听到她提到的名字。彩花,唯笑,然后,还有智也君。”
“是这样啊……”

“信上都写了些什么?”
“……”
彩花没有回答唯笑的问题,只是默默的把信递给了唯笑。
从伊吹家回来后,她们一起回到彩花的房间看美奈裳写的信。
“那个,恩……,彩花,唯笑……”

“彩花,唯笑。之前你们来探望我,十分感谢。真的是非常高兴。如果有时间的话,真的希望你们经常来。……但是,最近,我的身体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好。医生说体力下降只是由感冒引起的。我觉得似乎不是那样。那个,其实看妈妈和周围的人说话的时候就知道了……我……我会变成什么样呢……或许,会这样永远的在医院里,再也出不去也说不定。我好怕……好寂寞……”

“美奈裳……”
读完了信的唯笑,眼睛模糊了……看着唯笑这样,彩花也流下了眼泪。
“唯笑……看这里,信纸上有打湿过的痕迹……美奈裳一定是一边哭着一边写下这封信的……她当时一定是非常的不安,非常的寂寞……”
“呜……是啊……”
“……诶?”
“怎么了?阿彩?”
“信的最后,似乎还有什么……”
“诶?……啊,看起来好象写了些什么的样子……”
听彩花这么说,唯笑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信,在最后“好寂寞”的后面,似乎有什么写上去过又被擦掉的痕迹。
信纸上似乎有美奈裳用画素描用的深色铅笔使劲写上字,然后用橡皮擦掉的痕迹留在了上面。
确实能看见一点模糊的笔迹。
“这个,试着描一下吧……”
“以前我们用过这样的暗号的吧。”
彩花从抽屉里取出铅笔,在上面试着描了下,本来应该已经被擦掉的笔迹浮现了出来。

“好想见到大家啊,彩花也是,唯笑也是,还有,智也君也是……”

“美奈裳是这么的想见到阿智……”
“她一定把智也当成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吧。”
“但是……他还在九州……”
智也在出门前忘记了问他在外面的联系方式,之后也没有收到他的联络。简单来说……在他母亲恢复,他回来之前,就只有等了……
“恩——就没有办法让他们见个面了吗。”
“要是能按照照片把什么东西变成阿智的样子就好了……”
“……!对啊,唯笑!!!”
“诶?”
“那个啊,就那样做……然后再……”
就这样,她们的秘密计划展开了……
“唯笑,想去下厕所……”
“诶~~!?就不能稍微忍耐下吗?”
彩花小声制止了几乎哭出来的唯笑。
“呜……几点了。”
“恩……现在是8点半,离熄灯还有30分钟。”
“这么这样……”
“嘘~~~~~~~!不要那么大声啦!!”
“可是这里又冷又黑……”
彩花和唯笑来到美奈裳所在的医院,潜进了一个开着的病房。虽然这么说,但是为了不被巡视的护士发现,两人都躲在了床下。
虽然这么说,但是被其他任何人看见她们这个样子,大概都会被怀疑。不过,似乎谁也没有发现她们,这只能说是幸运吧。
“等怎么还亮着啊,不觉得奇怪吗?探病时间应该早已经过了啊。”
“话是这么说啦……”
彩花就这样不停的附和着唯笑的话,不久,熄灯时间终于到了。灯一熄,走廊立刻就暗了下来。
“现,现在可以了吗?”
“恩……但是,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要让其他人看见啊。”
“OK~~~~,感觉,让人好兴奋呢~~”
“真是的,我们这又不是来玩的……”
“知道啦。那,现在可以去厕所了吗?”
她们从床的下面爬了出来,在确认了走廊上没有其他的后,悄悄的开始移动。
“好了吗?可以走了吧。”
“美奈裳的病房是……302吧。”
两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有时也能看见去厕所的病人和护士,不过他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彩花她们。
“恩……是这里吧。”
“到了晚上,看起来和白天不一样呢。”

病房中,美奈裳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她的脑子里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联想。可是这些都不能使她快乐。而且,怎么也睡不着,虽然之前尝试着数绵羊,但是数着数着就忘记了数到哪儿了,于是只有放弃……
(明天早上起来还是治不好吗……)
美奈裳的身体的确是被病魔侵蚀着。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病,但是绝非一两天就可以治好的小病。她从出生起,就开始和这个病战斗着……
“好想再去学校啊,好象画画啊。老是画这里的东西好无聊啊……恩——要是能恢复的话,做什么好呢?”
为了阻止自己继续往坏的方向想,美奈裳努力的去想一些别的,快乐的事。
“要是能回到学校的话就去吃泡芙吧,然后上街去买可爱的洋装,谈场完美的恋爱……然后……和智也君见面……”

吱——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破了病房的宁静。
“谁……谁!?”
“嘘~~~~~~~~~!”
“诶!?彩花!?这是怎么回事???”
进入了美奈裳的病房的,是彩花。在彩花后面,还站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
“呼……,因为怕美奈裳会寂寞,所以就来了啊。”
“就因为这个!?真是的,探病时间都已经过了,而且已经熄了灯……”
“那是因为……”
“诶?谁!?”
突然,彩花一直站在背后的少年开口说话了,吓了美奈裳一跳。由于太暗,美奈裳看不清少年的脸,而且,少年躲在了屏风的后面藏了起来。
“啊,他是智也,专门来看美奈裳的……”
“初次见面,我是三上智也。”
“智也……君?”
“恩,彩花和唯笑一直以来真是承蒙您多照顾了。”
“不不,照顾什么的,其实是我在给她们添麻烦啦。那个……啊,我是伊吹美奈裳!!”
“别这么大声啦。不怕把护士给引过来吗?”
站在屏风后面的智也小声说道。
“但是,智也为什么要躲起来呢?”
“那个啊,智也是个很害羞的人拉,特别是在可爱的女孩子面前就会紧张哦。”
“啊,可爱的女孩……但是,只是能听到声音也很好啦。”
对于慌忙的的解释,美奈裳还是接受了,而且也没有对智也老是躲着的事追究下去。
“但是,今天要回去了。要是被发现的话就不好了。而且美奈裳现在的身体也不是太好,见面时间太长也不好吧。”
“恩……我的身体没关系的。今天可是很精神呢。而且午睡也是睡了很长时间。说起来,唯笑呢?”
“唯,唯笑她肚子疼,在家休息呢。”
“是这样啊……她不要紧吗?”
“啊,啊啊,不要紧的,大概睡一个晚上就能好了吧。”
“那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唉~~~~我要是睡一个晚上也能好的话就好了……”
美奈裳说出了自己刚才所想到的话。
“是啊……啊,对了,之前我们看见流星了,而且还许愿了呢。希望美奈裳早日康复。”
“真的吗??谢谢~~”
“我也一起许愿了的。”
“智也也是吗?非常感谢呢……难得的机会呢,我可以和智也聊聊吗?”
“不行!躺下说啦。”
彩花阻止了试图坐起来的美奈裳,让她又躺了下去。
虽然美奈裳说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错,但是说不准突然就会恶化。能够不勉强的话,尽量不要让她勉强坐起来的好。
“那么,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那个……智也在和彩花交往吗?”
“等,等下,美奈裳!”
彩花不自觉的叫出声来……
“我……我彩花……那个……并没有在交往啊……”
“诶~~?但是智也喜欢彩花的吧?”
“不,不是,那个,喜欢,讨厌,还是喜欢啦,但是……那个……”
屏风后面的智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因为,彩花喜欢智也啊。”
“这……这是因为……”
“美奈裳!你都在说什么呢……”
“那,智也对唯笑又是怎么想的呢?”
美奈裳的问题又转到了唯笑上面。由于美奈裳再没有问关于自己的事,彩花由于紧张,一直放在胸口的手,放了下来。
“唯,唯笑……很可爱啊。”
“可爱啊……那么,彩花和唯笑,你喜欢谁呢。”
“等,等等,美奈裳,怎么能问这些……”
美奈裳没有理会彩花的阻拦,继续津津有味的注视着黑暗中的智也,听他怎么说。
“是,是啊……阿彩……彩花很可爱,料理也很拿手,学习也很优秀……”
“恩恩,确实是呢。”
“但是,唯笑也不错……开朗,活泼,而且,如果是比为智也着想的话,我想我是不会输的。”
“呜……,哈哈哈哈!!~~~”
“!?”
美奈裳突然笑了起来,把彩花和“智也”都吓了一跳。过了一会,等自己笑够了,美奈裳对屏风后面的唯笑说话了。
“好了,可以出来,唯笑~”
“诶?不是说了今天唯笑没有来的吗?”
“别再隐瞒了,只要你们能学着智也的声音来看望我,我就很开心了。”
“啊~~~~唯笑,我们失败了。”
听了彩花的话,唯笑不情愿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惊讶的表情。
“唉~~~~为什么穿梆了呢?”
“呵呵,因为不管声音多们像,唯笑终究是唯笑啊。”
“唉……为了这个练习了三天的说~~~”
确实,自从想出了这个计划的那天起,唯笑小就天天到彩花家去做模仿智也声音的练习了。而且,也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恩……我听得觉得已经非常像了啊。”
彩花帮唯笑脱下了制服的衣服,感到有点疑惑。
“因为,那张贺卡我都听过好多次了嘛。”
“这样啊,那……一开始你就知道了?”
“抱歉哈,我故意这样做的……因为想听听你们的真正的想法啦。”
躺在床上的美奈裳把一双小手合在一起,做出“对不起”的样子。
当然,彩花和唯笑并没有生美奈裳的气。
“不,不,是我们先骗你的……”
“那么,我们就扯平啦。还有,刚才唯笑一下叫‘彩花’,一会又叫‘阿彩’的。”
“唉~~~还是被发现了吗……。我也刚才听着也觉得有点不自然呢。果然是露馅了。”
“好不容易才找邻居家的哥哥借到制服的说……”
“但是……呜……呜……”
“诶?美奈裳你怎么了?”
突然,美奈裳哭了起来。彩花和唯笑马上冲到她的床边。但是,美奈裳将脸埋进了枕头里,不然她们看见。
“美奈裳?”
“呜……,咳咳……”
“怎么了????那里疼吗?”
“不……不是因为这个……”
看见美奈裳这个样子,彩花和唯笑只能默默的等着美奈裳平静下来。

就这样过了段时间……
“……抱歉,我没事的,没事哦。”
安静的病房中,美奈裳终于在两人关切的目光下仰起了已经哭肿的脸。
“美奈裳……”
彩花紧紧的握着美奈裳的手。
“你们特意为我做到这个地步,我真的是非常的,非常的高兴……”
“……”
“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真的是非常沮丧的。自己也是,来是往坏的方向去想。但是呢,这样是不行的。为了真正担心我的人,我必须变得坚强起来。”
不知不觉的,月光透过窗帘的间隙透进了病房。从月光照耀下的美奈裳的脸上,能感觉到她坚强的意志。
“是呢,美奈裳能够这样想话,病一定会好转的。”
“是啊是啊。一定会恢复的。”
“谢谢,谢谢你们……”
“喂,不是说了不再哭的吗?”
月光下,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美奈裳,彩花上去帮她擦拭眼泪。

“恩,说的是呢……呜恩!”
“诶!?美奈裳!!!”
突然的,美奈裳按住自己的胸口,看起来十分痛苦。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不,不要紧吧?怎,怎,怎,怎么办啊!!!”
“唯笑,镇,镇定点!!美奈裳,是哪里疼吗??”
“没,没关系……”
美奈裳没有回答彩花的问题,只是痛苦的不断摇头。
“哪里‘没关系’了啊!!!!必须叫医生来!!唯笑,把房间的灯打开!”
“哦!!等等……啊!!”
在黑暗中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的唯笑,最后终于找到了电灯的开关。
“……好晃眼……。啊,呼救按钮在哪里!!”
由于室内突然亮了起来,彩花觉得灯光有点刺眼,她还是找到了呼救按钮按了下去。
“喂,喂!!喂!!302房的伊吹!!现在很痛苦,那个……!!!!总之快点过来!!拜托了!!!拜托了啊!!!!!!”
黑暗中,只有美奈裳一个人。
就像要永远这样下去,在没有尽头的下坡道上,孤独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只是脚不听使唤的继续向前走着。
(我……这是要去哪里?)
坡道的两边都是陡峭的悬崖,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样子。
只是,如果真的掉下去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这一点。
不久,感觉意识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这时,美奈裳似乎有点想就这样跳下悬崖……
(已经……有点累了呢……)
已经忍耐着走过了那么长的路程的美奈裳却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因为前面似乎有光……而且,也快接近极限了。
(……都结束了吧……)
慢慢的,她转向的悬崖的方向。
一旦开始往那边的走的话,就不会停止了吧。
面对眼前的黑暗,美奈裳渐渐走了过去……
“……不行!!”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阻止美奈裳的声音。
可是,一旦决定了方向,美奈裳就不能控制自己的前进了。
“不能去那里!!!”
两个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挽留着美奈裳。
但是,已经晚了,美奈裳的一只脚已经悬空了。
(……谢谢……但是……我已经……)
就这样,美奈裳的身体开始滑向黑暗……
(果然,果然,我还是不想这样!!)
美奈裳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支撑,开始滑落。
(是啊,不能逃避!!我这是怎么了!和大家约好了要加油的!!我,我要恢复好,然后和大家去学校!!我相信自己能够变强的!彩花!唯笑!……还有智也君!)

突然,美奈裳感到右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住了。于是抬头向上看。
(我还……没有掉下去吗?)
在那里,美奈裳看到悬崖上有个少年的身影,正将她往悬崖上拉。少年的背后,能听到刚才的少女为他加油的声音。
(是来救我的吗……?)
手和崖壁摩擦时候的疼痛,让美奈裳的意识清醒了些。她看到,拉住她的少年的右手正在流血。
(必须要……爬上去!大家,等着我!!)

………………。
在温柔的阳光的怀抱中,美奈裳感觉到有什么人来到她的身旁。
在美奈裳的病床前有三个人的身影。
(彩花和唯笑……然后……是谁呢?)
美奈裳似乎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他紧紧的握着美奈裳的手。
(似乎……只能看到轮廓呢……男孩子……吗?啊!)
美奈裳终于想到是谁了。
少年就这样坐在美奈裳的床边,一直注视着她。他俊朗的侧脸和美奈裳的影象重合了。

“三上……智也君吗?一直……等着你呢……”

右手绑着绷带的少年,看着她,微笑着。

fin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