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1》前传「 Pure·桧月彩花 」剧本原案

发布于 2016-06-03  118 次阅读


当当当!

【智也】
「嗯……呜……嗯……」

当当当!

【智也】
「干什么呀,真是吵死了!」

我把自己包裹在柔软的棉被里,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指针正好指向8点整。

当当当!

那个声音仍旧没有停止。

是谁在敲窗户。

【智也】
「啊!头疼!」

我突然掀开被子,从床上一跃而起。

‘唰’地一声拉开窗帘,‘乒’地打开窗户。

【智也】
「别吵了!你以为现在是几点啊!」

【彩花】
「8点」

站在窗外的女孩轻松地回答道。

【智也】
「是呀,是呀!才8点呀!早上的8点呀!」

【智也】
「不懂常识也得有个程度呀,彩花!」

【彩花】
「……哎?」

【智也】
「现在是春假啊,就让我多睡一会吧!」

【彩花】
「智也……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彩花到底想干什么呀?

【智也】
「?」

【彩花】
「今天是4月8日,对吗?」

【智也】
「4月……8日……?」

【彩花】
「实际上,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呀!」

【智也】
「啊……是这么回事。」

【彩花】
「你自己说,那你怎么还在傻睡呀。」

【智也】
「什么傻睡呀…………」

智也(是呀…………)

智也(从今天开始就是新学期了……)

大概是过了2个星期春假的缘故,对日子的感觉也
麻木了。

【彩花】
「刚开学就迟到多不象话呀,快点起床,快点!」

知道了
不起

【智也】
「啊……没办法,知道啦!」

我叹着气回答道。

因为我一直认为还应该有3天左右的时间,这样一
来,真有一种受损失的感觉。

【彩花】
「嗯——,真听话!」

彩花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智也】
「哎……彩花?」

【彩花】
「嗯?」

【智也】
「有个问题以前就想问你了……」

【智也】
「你,不害怕吗?」

【彩花】
「啊?什么?」

【智也】
「你这样顺着屋顶到我房间来……」

【智也】
「看,我家的屋顶和彩花家的屋顶距离有一米多呢!」

【彩花】
「哈哈,我早就习惯了呀!」

【彩花】
「因为从小学的时候开始,一直就是这样过来叫智
也起床的哟!」

【智也】
「是这样的,但是……」

的确,彩花从以前就风雨无阻地顺着屋顶过来叫我
起床,即使下雪天也不例外。

智也(当然只限于上课的日子才这样做。)

因此,我房间里的闹钟从没有闹过。

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对我来说就像
个活闹钟。

假如,因为什么事情,彩花不在的话…………

例如,搬家了什么的……

或许我一直都不会醒来。

突然,我想到这个问题。

窗外站着一个满脸微笑的温柔的少女。

【彩花】
「喂,别发呆了,快点做准备呀!」

【智也】
「知道了!不要再催了。」

【智也】
「但是,那个、什么呀!」

【彩花】
「嗯?怎么了?」

【智也】
「彩花,莫非你想看我换衣服?」

【智也】
「我想换…………」

【彩花】
「哎?啊、不、不,不想看,不想看!」

彩花满脸通红地否认着。

【彩花】
「那我就先到门口等你吧!」

【智也】
「啊」

【彩花】
「3分钟以内如果不出来的话,你就要请客哟!」

【智也】
「凭什么呀?」

【彩花】
「因为智也总是让我等。」

【彩花】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你的动作就不会快,对吗?」

【智也】
「但是……」

【彩花】
「行了,不要发牢骚!」

【智也】
「…………」

【彩花】
「…………」

【智也】
「…………」

【彩花】
「怎么不回答‘是’呢?」

【智也】
「……是。」

【彩花】
「那就3分钟哦?」

【彩花】
「好,就这么定了,咚!」

说完后,彩花一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在转身的瞬间,彩花的头发甩了起来。

随着发梢的甩动,一阵轻风带着发香飘进我的房间。

那是带着甜味的清爽的‘柑橘’香味。

……………………
………………
…………

我急急忙忙地下楼梯,一边往身上套制服一边向门
口走去。

【智也】
「妈,我走了!」

啪当!

【智也】
「让你久等啦!」

我一边把胳膊往制服的袖子里穿,一边慌慌张张地
走出大门。

【彩花】
「5分30秒……」

【彩花】
「你迟到了2分半哟!」

【智也】
「2、2分半不应该算迟到吧?」

【彩花】
「不要找借口!」

【彩花】
「我们说定的,你得请客!」

【智也】
「那、那……」

【彩花】
「这样的话啊……叫你请我什么呢?」

彩花一边淘气地笑着,一边考虑着。

我没有作出反对。

反正等到放学之后大概就会把这个约定给忘了。

这样一想我又有了力气。

【彩花】
「啊,对了,就请吃章鱼烧!」

【智也】
「章鱼烧?」

【彩花】
「嗯。在车站前的商店街,不是有买章鱼烧的摊子
吗?」

【智也】
「啊……是呀,那章鱼烧的摊子是什么时候冒出来
的呢……」

【彩花】
「我正好想尝一尝那里的章鱼烧呢!」

【智也】
「哼……」

【彩花】
「那就这么定了?这次一定要请我哟!」

【智也】
「真拿你没办法!知道了!」

我直率地回答她。

这种话题最好干脆不要放在心上。

甚至说谎也……

【彩花】
「那我们赶快走吧?」

在彩花不断的催促下,我们走上了去学校的路。

从这里到我们的学校,步行需要20分钟。

我们走在去学校的长长的街道上……

【彩花】
「哎,智也,你没吃早饭,对吗?」

彩花拿出包在保鲜纸里的三明治。

【智也】
「哦,谢谢。」

我从彩花那里接过三明治,吃了一大口。

【智也】
「吧嗒吧嗒……」

【彩花】
「…………」

【智也】
「吧嗒吧嗒……」

【彩花】
「…………」

彩花一直凝视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智也】
「哎,彩花,你这样盯着我看,我吃起来感觉挺不
舒服的……」

【彩花】
「但是……」

【智也】
「?」

【彩花】
「什么都……没有吗?」

【智也】
「哎?」

【彩花】
「感想什么的……」

【智也】
「感想?啊……啊……,好吃呀!特别好吃……」

【彩花】
「哈!完全不是发自内心的……」

即使被这样批评也……

早上,在去学校的路上吃彩花做的早餐又不是第一
次了。

对于这种已经熟悉的口味,今天才要我评价,真是
困难!

【彩花】
「稍微改变了一下调味,感觉到了吗?」

【智也】
「哎?是吗?」

我看看右手拿的三明治,确认里面夹的是什么东西。

腌肉、奶酪和鸡蛋……觉得和以前吃的一样啊。

【彩花】
「啊~啊……我特意早早起来做的……却……真亏
啊!」

【智也】
「…………」

【彩花】
「下次,我要在里面夹上智也最喜欢吃的东西。」

【智也】
「我最喜欢的东西……难道……」

腌萝卜?
豆沙水果凉粉?
咖喱?

【智也】
「难道是……咖喱?

【彩花】
「怎么可能夹那种东西呢?」

【智也】
「那是……」

【彩花】
「啊,没问题!不用你告诉我,我也知道的!」

【智也】
「……?」

【彩花】
「我和智也不是已经相处了13年了吗?我知道智
也最喜欢吃什么了。」

【智也】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喽。」

在回答她的同时,我无意之中想到这个问题。

智也(彩花……真的知道我最喜欢的东西吗?)

相反,我大概连彩花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已经做了13年的好朋友了……

几乎可以说从刚一出生就开始交往了。

然而,我却连彩花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心情变得有点复杂。

在想着那些事情的时候,彩花和我来到一户人家门
前。

叮咚……

过了几秒,大门被‘乓’地一声撞开了。

【唯笑】
「我走了!」

一个慌张地系着胸前飘带的女孩子出现了。

【唯笑】
「早上好!阿彩、阿智!」

头发还有一些睡乱了的痕迹。

眼皮肿肿地,证明她刚刚才起床。

【彩花】
「啊!今天又睡懒觉了吧?」

【唯笑】
「嗯,一小会啦!」

唯笑吐了吐舌头,露出羞涩的笑容。

【智也】
「那我们走吧?」

【唯笑】
「啊,等一下……」

唯笑趿拉着鞋的脚咚咚地敲着柏油马路……

【唯笑】
「我先走了,行么?」

她这样说……

【彩花】
「哎?你先走?……为什么?」

【唯笑】
「因为我想早一点看到分班结果呀!」

【智也】
「???」

【彩花】
「分班?」

【唯笑】
「这回肯定会刷新纪录!」

【彩花】
「纪录?」

【唯笑】
「嗯!」

【唯笑】
「其他的,一会再说啊?」

唯笑跑走了,睡乱的头发在脑后飘摇着。

路上,即使被路旁的小石子绊倒,她也没回头,
一直向学校跑去。

【彩花】
「纪录更新,是什么纪录呢?」

知道
不知道

【智也】
「那终归是唯笑的事情呀!」

【智也】
「会不会是‘座位号码和鞋柜的连续纪录’呢?」

【彩花】
「哼,什么呀,问了之后不就知道了。」

彩花说完了,向前面走去。

【彩花】
「啊……」

彩花小声嘟囔了一声,停了下来。

停在一家门前,那里看上去象城墙一样。

门牌上用草书写着「大门寺」。

【智也】
「怎么了?」

我问彩花。她什么也没说,向门里指了指。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我看见在那个大院子的正中间有几辆搬家用的卡车。

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正把柜子呀、沙发呀什
么的搬到车上去。

【彩花】
「大门寺爷爷搬家了啊……」

【智也】
「啊,好象是啊!」

【彩花】
「感觉好象有些凄凉。」

【智也】
「嗯?」

【彩花】
「这里,难道不是个值得纪念的场所吗?」

【智也】
「啊?」

【彩花】
「啊?智也,不记得了?」

【智也】
「什么?」

【彩花】
「你还问“什么”,就是曾经悄悄潜入大门寺爷爷
家中的事情!」

【智也】
「彩花……做那种象小偷一样的事情不好哦!」

【彩花】
「那还不是因为智也!」

【智也】
「我?」

【彩花】
「嗯」

【彩花】
「确切的说,应该是小学二年级时候的事情吧」

【彩花】
「被智也强迫着,唯笑和我……」

【彩花】
「因此,我和唯笑悄悄潜入这家。」

【智也】
「……」

【彩花】
「然后智也象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跳到园子中央的
大水池中,开始捉那价值几百万的锦鲤。」

【彩花】
「然后,把抓来的锦鲤用绳子绑在一根被人扔在附近
的高尔夫球棒上……」

【彩花】
「一边挥舞着一边喊,‘喂,喂,真正的鲤鱼旗!’
在街上到处跑着」……

【彩花】
「最后,被附近的大婶告状,结果没能尽兴。」

【智也】
「……」

【彩花】
「想起来了?」

【智也】
「想起来了。」

当我们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8点20分了。

学校门前人山人海。

好象告示板上已经贴出了各个班级的名单了。

【彩花】
「哎,智也,我们去看看分班名单吧!」

【智也】
「等一下!」

【彩花】
「什么?」

【智也】
「现在那么乱,还说要过去啊?」

【彩花】
「嗯。不快点看的话,就迟到了!」

【智也】
「话虽这么说……」

【彩花】
「无论如何,我们去看吧!」

彩花这样说着,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来到告示板前。

告示板前边的人并不象看到的那样多。

【智也】
「嗯——,我的班级是——」

三上智也……找到了,找到了。

【智也】
「B组……啊……」

【智也】
「彩花,我是B组,你呢?」

我向站在旁边的彩花问道。

【彩花】
「嗯,啊,是B组哟!」

【智也】
「哎!?B组?」

【彩花】
「智也呢?智也在什么组?」

【智也】
「我在……」

【彩花】
「?」

【智也】
「我……也是B组哟。」

【彩花】
「骗人吧……」

【智也】
「如果不是说谎的话怎么办?」

【彩花】
「真的?」

【智也】
「真的!」

【智也】
「如果你不相信,不如自己去看一下!」

彩花把视线转移到贴出来的班级名单上。

用手指点着,从上面开始按顺序确认着名字……

【彩花】
「智也?」

【智也】
「嗯?」

【彩花】
「智也!?」

【智也】
「什么呀?」

【彩花】
「智也是B组啊!?」

【智也】
「刚才一直这样对你说的呀!?」

【彩花】
「但是……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智也】
「?」

【彩花】
「是呀,智也也是B组。」

说话的时候彩花的脸色变了。

在那里……

【唯笑】
「让一下!……让……」

唯笑推开人群,向我们走过来……

不知怎么了……没有什么精神……

如果是平常的话……

【唯笑】
「阿智、阿彩,早上好」

她一定会用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彩花】
「唯笑,你怎么了?好象没有什么精神」

然后……

【唯笑】
「因为……不是和智也在同一个班级。」

【彩花】
「唯笑在哪一组啊?」

【唯笑】
「唯笑在……唯笑在A组!」

【智也】
「A组……」

【唯笑】
「阿智呢?」

【智也】
「我在……」

A组
B组

【智也】
「……是B组」

【唯笑】
「B组,啊……」

【唯笑】
「那阿彩呢?」

【彩花】
「我好象……也是……B组。」

【唯笑】
「哼……」

【智也】
「…………」

【彩花】
「…………」

【唯笑】
「哎————!!!」

【唯笑】
「那就是说,阿彩和阿智在同一个班级喽!?」

【智也】
「大概是吧。」

【唯笑】
「啊,是嘛,真好啊?阿彩!」

【智也】
「哎?」

【唯笑】
「我以为我的纪录可以得到更新呢……」

【彩花】
「那今年,座位号码和鞋柜号码?」

【唯笑】
「哎?座位号码?」

【彩花】
「你刚刚说纪录刷新,是出席号码吧?」

【唯笑】
「不是的,你搞错了,阿彩!」

【唯笑】
「我说的是和智也在同一班级的次数呀!」

【智也】
「啊?」

【唯笑】
「唯笑和阿智从小学1年级开始,一直是同一个班
级呀!」

【智也】
「是吗?」

【唯笑】
「是的!不提醒你就根本记不得?」

【智也】
「…………」

【唯笑】
「唉,已经决定了,没办法啊……」

【智也】
「……」

【唯笑】
「那么,阿彩、阿智,再见啦?」

唯笑轻轻挥挥手,走进教室。

走进2年级B组的教室。

在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的座位顺序。

我的座位正好在正中间那一列,从前面数第二个座
位。

【智也】
「啊,几乎在讲台正前面啊!」

【智也】
(这一定是什么人的阴谋!)

我这么想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然后……

【彩花】
「啊,智也的座位在这里啊?」

彩花毫无顾忌地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智也】
「啊……」

我就这么不客气地回答道。

【彩花】
「啊呀?情绪不佳?」

【智也】
「当然啦!」

【智也】
「因为在这个位置,打瞌睡什么的绝对不可能啊!」

【彩花】
「睡觉?都二年级了,难道还准备在上课的时候睡
觉?」

【智也】
「就是因为二年级了才……」

【彩花】
「哈……」

彩花脸上带着惊讶,在我右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

【彩花】
「智也,干吗这样盯着我看?」

【智也】
「可是,你……这个位置……?」

说着话,我又看了一眼黑板。

「三上」的右边写着「桧月」两个字。

【彩花】
「请多多关照!」

彩花点了点头。

智也(……啊?认真的啊?)

彩花在旁边就意味着,要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一起
啊?

想避开
算啦,就这样吧

算了,就这样吧……

【智也】
「彼此彼此,请多多关照……」

【彩花】
「嗯……」

【彩花】
「如果智也打瞌睡的话,我会毫不留情地叫你起来
的。」

【智也】
「啊,拜托你!不要做那种事情!」

【彩花】
「为什么?」

【智也】
「不管怎么样,拜托你,我在打瞌睡的时候,请你给我
安安静静的!」

【彩花】
「那不行!你在我身边睡觉,我怎么可以装作没看
见呢!」

【彩花】
「如果那样的话,会被阿姨批评的!」

【智也】
「跟我妈有什么关系?」

【彩花】
「当然有关系了!」

【彩花】
「既然在同一个班级,当然必须每天向你妈妈汇报
了。」

【智也】
「汇报?你想向我妈妈汇报什么?」

【彩花】
「智也一天之中上课的态度。」

咳,这样的话,还是和唯笑在同一个班级好。

【彩花】
「但是,如果答应我的条件的话……我可以装作没
看见。」

【智也】
「哎?」

【彩花】
「我呀,前一阵子刚买的雨伞丢了……」

【智也】
「…………」

【彩花】
「我想要……新伞……」

【智也】
「…………」

【彩花】
「哎,智也,送给我吧?」

【智也】
「白痴啊!为什么我必须买给你?」

【彩花】
「阿姨会问什么呢……如果问智也上课态度的话……」

【智也】
「…………」

【彩花】
「就会说‘减少你的零用钱!’这样的话,眼看你
的钱就没有喽!」

彩花……是什么时候学得那么厉害的……

【彩花】
「那样的话,一加一减,等于零。」

【彩花】
「嗯。从长期角度来考虑的话,你还是划算呢!」

呜……

【智也】
「那,彩花,你想要什么样的伞?」

【彩花】
「啊哈,买给我啊。」

【智也】
「我还没说要给你买呢……」

【彩花】
「嗯,黄色的吧?你觉得黄色的可爱吗?」

【智也】
「…………」

【彩花】
「啊,红色的伞,不知是不是像画一样」

【智也】
「…………」

【彩花】
「嗯……但是,还是决定要纯白色的伞吧。」

【智也】
「纯白?」

【彩花】
「嗯。让人觉得耀眼的白伞,怎么样?」

【智也】
「这个,你问我也……」

【彩花】
「呵呵呵,跟你开玩笑呢!」

【智也】
「哎?」

【彩花】
「便利店里卖的塑料的就可以了。」

【智也】
「那种透明的,350块左右就可以买到的伞?」

【彩花】
「嗯。」

【彩花】
「反正不管多贵的伞,肯定很快就不知道忘在什
么地方了。」

【智也】
「嗯,如果是那种价钱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嗯?仔细一想,今天早上还说去吃章鱼烧呢。

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彩花言听计从起来了?

咳,那也是迫不得已的呀。

比起削减零用钱,还是那样好些。

………………
…………
……

叮——咚——

开学典礼结束后,经过简短的扫除,就早早放学了。

教室的钟指在11点。

还没到正午。

我和彩花走出教室,向鞋柜走去。

这时从身后……

【唯笑】
「阿智!阿彩!」

……和已往一样,唯笑跑了上来。

【唯笑】
「哎,一起回家吧?」

彩花、唯笑和我三个人一起回家了。

【智也】
「啊,对了,唯笑的班级怎么样啊?」

我无意中问道。

【唯笑】
「什么“怎么样”?」

班主任呀
有型的男生呀
可爱的女生呀

【智也】
「比如说……可爱的女生呀!」

【唯笑】
「可爱的女生?」

我觉得唯笑反问过来时的视线,变得严厉了。

【唯笑】
「有很多哟!」

【智也】
「哼……」

【唯笑】
「我们班的玛利亚啊、阿惠啊。」

【智也】
「玛利亚??阿惠??」

【彩花】
「哎?不知道吗?智也?」

【智也】
「不知道。」

【彩花】
「被称为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两个美少女耶!」

【智也】
「嗯,那样的女孩子,不知道……」

【唯笑】
「喂,你又开始装糊涂了……」

我没有什么好装糊涂的呀……

【唯笑】
「那你们B组怎么样,阿智?」

【智也】
「要问怎么样的话……」

我向身边的彩花求援。

【彩花】
「嗯。」

彩花轻轻点点头。

【智也】
「是个很普通的班级啊,没什么特别的。」

【唯笑】
「哼……」

【智也】
「有是有……有一件最倒霉的事……」

【唯笑】
「?」

【智也】
「在我的座位旁边有一个爱唠叨的大婶。」

【彩花】
「爱唠叨的……大婶!?」

【彩花】
「你到底在说谁呢!?」

【智也】
「彩花。」

【彩花】
「唔…………唔…………」

彩花握紧拳头,太阳穴两侧气得微微发抖。

【彩花】
「我,生气啦!」

【唯笑】
「唯笑也生气了!」

哎???

【彩花】
「为什么说我是大婶!?」

【唯笑】
「为什么彩花坐在你旁边?」

【彩花】
「为什么说我唠叨!?」

【唯笑】
「我从来也没坐过阿智的旁边!」

【彩花】
「智也是坏蛋!!!」

【唯笑】
「老天爷是坏蛋!!!」

【智也】
「嗯?」

【彩花】
「哎?」

【唯笑】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7年了,一直在同一个班级,
却……」

【唯笑】
「却没有一次坐在阿智旁边的座位上……」

【唯笑】
「啊……」

说到一半,唯笑慌忙停了下来。

【智也】
「…………」

【彩花】
「啊…………」

【唯笑】
「我、为什么?我一直是智也的崇拜者啊!」

唯笑拼命想掩饰,脾气依然那么倔强。

为什么会生气呢,怎么可能知道呢…………

另一方面,彩花看到唯笑的样子比自己更生气,
恢复了平静。

我瞅了一眼,心里感到十分高兴,脸上也露出了笑
容。

【智也】
「真是,没办法啊…………」

【唯笑】
「…………」

【智也】
「那我到商店街的便利店请你吃个冰淇淋吧。」

【智也】
「所以要高兴起来哦?」

【唯笑】
「…………」

【智也】
「好吗?」

【唯笑】
「…………嘿!」

【智也】
「……」

【唯笑】
「真的吗?真的是你请客?」

【智也】
「啊,啊……」

【唯笑】
「太好了!」

唯笑笑容满面,高兴地跳着。

这个家伙……唯笑这个家伙……

走进商店街,按刚刚说定的,我给唯笑买了冰淇淋。

因为还是上午,所以人很少。

觉得如果这样就回家太没劲了,于是就在商店街逛
了一阵,然后再回去。

我们3个人信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辆食品售
货车。

大红色的帘子上写着白色的「章鱼烧」几个字。

突然间…………

【彩花】
「啊!」

……彩花叫了一声。

向我这里转过身来……

【彩花】
「今天早上说好的!」

【智也】
「……哎?」

【彩花】
「今天早上说好了你请我吃章鱼烧的吧?」

【智也】
「没有啊。」

【彩花】
「说好的!绝对说过!」

【智也】
「真的吗?」

【唯笑】
「哎?狡猾啊!」

【唯笑】
「请唯笑吃100块一个的冰淇淋,为什么却请阿彩
吃400块的章鱼烧?」

【智也】
「…………」

【彩花】
「智也?已经约定好的,对吧?」

【唯笑】
「对呀!约定好的事情就应该实行呀!」

【智也】
「喂,你们凑在一起是打算让我破产呀!」

【智也】
「并且,我不记得和唯笑有约定呀!」

【唯笑】
「可是……」

【彩花】
「那唯笑的那份,我买给她。」

【唯笑】
「哦?」

【彩花】
「哎,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智也】
「等一下!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她们根本没把我的问话当回事……

【唯笑】
「嗯,明白了……」

……唯笑爽朗地回答道。

【唯笑】
「那样的话,唯笑买给阿智吃吧!」

【智也】
「……………………」

………………
…………
……

卖章鱼烧的老伯脑袋圆圆的,在油光光的脑袋上系
着一条毛巾。

或许是白天就开始喝酒的缘故吧,老伯的脸微微发
红。

嘴唇也十分厚实。

看到那个买章鱼烧的老伯,彩花和唯笑都忍不住要
笑,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我递给老伯400块钱,接过做好的8个章鱼烧。

接下来,彩花和唯笑也同样买了章鱼烧。

然后……

……彩花把自己手里的章鱼烧递给唯笑。

唯笑把自己的那份递给我、我又把我的那份递给彩
花。

【彩花】
「谢谢你,智也」

【唯笑】
「谢谢你,阿彩!」

智也(怎么总觉得我们在做一些相当没意义的事情
呀……)

尽管我那样想着,我也……

【智也】
「谢谢你,唯笑」

……我那样嘀咕着。

【唯笑】
「我不客气啦!」

【唯笑】
「吧嗒吧嗒…………」

唯笑的嘴边沾满了酱汁,专心致志地大口吃着章鱼
烧。

彩花呢,小口、小口地咬着章鱼烧……

【彩花】
「好热!」

……彩花这样说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阳光照在彩花的长睫毛上,闪闪发光。

吃完章鱼烧之后,我们继续往家走。

【彩花】
「啊,对了!」

彩花突然停下了脚步。

【彩花】
「唯笑,想起来了,那个,去买吧?」

【唯笑】
「那个?哪个呀?」

【唯笑】
「……啊,啊,那个呀!」

【彩花】
「啊?」

【唯笑】
「嗯,好,好。」

【智也】
「哎?什么‘那个’,是什么呀?」

【彩花】
「那个……就是那个嘛!」

【智也】
「啊?」

【彩花】
「哎,唯笑?」

【唯笑】
「哎,阿彩?」

【智也】
「…………」

【彩花】
「智也,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智也】
「想买的东西啊,没有吧?」

【彩花】
「是吗?那智也就在这里等着吧!」

【智也】
「哎?」

【彩花】
「我去一趟文具店,一会就回来。」

【彩花】
「唯笑你去……」

【唯笑】
「花店,对吗?」

【彩花】
「嗯!那我们就一会见!」

两个人说着,就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我…………

去追彩花
去追唯笑

让我在这个空荡荡的地方等着,真难受!

我立刻去追彩花。

………………
…………
……

看到彩花进了文具店,我也走进店里。

在店里,弥漫着那种新纸才会发出的香味。

【彩花】
「啊,智也……」

彩花转过头来。

【彩花】
「哎,快看,快看这个!」

【彩花】
「好可爱哟……」

彩花用手指着摆放整齐的五颜六色的自动铅笔。

彩花拿起其中的一支,喀哒喀哒地按着。

在按钮的部分,有一个微笑着的姿势滑稽的小熊。

【智也】
「什么呀!那个呀,我有啊!」

【彩花】
「哎?真的?」

【智也】
「叫熊宝宝嘛!」

【彩花】
「熊宝宝?」

【智也】
「啊!当然,名字是我给起的。」

我满怀自信地说。

【彩花】
「哼…………」

【彩花】
「熊宝宝,呐……」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把熊宝宝放回到货架上。

【彩花】
「哎,卖笔的专柜在哪里啊…………」

【智也】
「哎,彩花不是要买熊宝宝呀?」

【彩花】
「嗯。下次再买吧!」

彩花向卖笔的专柜走去。

智也(什么呀……)

智也(好不容易可以和好朋友一起欣赏熊宝宝的可
爱之处……)

我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跟在彩花身后。

……………………

店里的一角设有笔具专柜。

彩花蹲在专柜前,手里拿着几支笔,认真地挑选着。

彩花所说的笔原来不是写字用的笔。

是画笔……

彩花在找画笔。

【智也】
「彩花……你画画吗?」

【彩花】
「嗯?不是不是,不是我用。」

【智也】
「那是谁用啊?」

【彩花】
「嗯?这个啊…………」

【智也】
「什么这个……」

【彩花】
「好,决定啦!」

彩花选中一支看上去特别贵的笔,向收银台走去。

还有一支和彩花选中的那支一样的笔,旁边贴有价
格标签。

【智也】
「1万8千元啊……」

【智也】
「………………」

【智也】
「……………………!?」

【智也】
「一万八千元!!!」

………………
…………
……

我和彩花离开文具店,向刚才的那个地方走去。

彩花把刚刚买的那支昂贵的笔紧紧地握在胸前。

【智也】
「哎,彩花,那么贵重的笔,准备送给谁呀?」

【彩花】
「呵呵……想知道呀?」

彩花好象是偷看我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睛。

那视线有些许的慌乱……

【智也】
「啊,彩花的朋友里,有会画画的家伙?」

【彩花】
「说话时不要用‘家伙’那样的词哟…………」

【智也】
「?」

【彩花】
「已经,真没办法…………」

【彩花】
「那就告诉给你吧!」

【智也】
「……」

【彩花】
「这支笔呀,是送给我表妹的。」

【智也】
「表妹?」

【彩花】
「嗯。只比我小一岁的女孩。」

【彩花】
「那个女孩喜欢画画?」

【彩花】
「以前一直是好朋友,到现在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智也】
「嗯……」

【彩花】
「但是,那个孩子,怎么说呢,身体不太好……」

【彩花】
「几乎不能去学校。」

【智也】
「……是那样啊……」

【彩花】
「而且,后天,……说是要接受详细检查。」

【智也】
「…………」

【彩花】
「所以,送她这支笔,意思是‘不要输给病魔’!」

【智也】
「原来如此……」

【智也】
「那刚刚彩花说的‘那个’是……」

【智也】
「说的就是给那个女孩子送礼物的事情呀?」

【彩花】
「是这么回事。」

彩花的脸上微微掠过一丝阴影。

智也(彩花的表妹、啊……)

不久……

……我们三人来到唯笑家的门前。

然后,彩花突然打开背包找着什么。

【智也】
「???」

【唯笑】
「???」

【彩花】
「啊,找到啦,找到啦!」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东西,是3张照片。

【智也】
「那是什么呀?」

彩花没有回答,把一张递给唯笑,一张递给我……

剩下的那张又放回了背包。

【唯笑】
「啊,这是……」

唯笑一直盯着手上的照片。

我也效仿唯笑,视线落在手上的照片上。

是我们三人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中的风景是……遥远的地方,宽阔蔚蓝的大海,
波光粼粼。

以它为背景,

左边是一个穿着淡粉色连衣裙的女孩,

右边是一个长发女孩。

然后在正中间、有一个男孩子。

三个笑得非常开心的小孩子。

那笑容给周围的景色增添了更多光彩,现在好象还
可以透过照片听到那欢乐的笑声。

【彩花】
「这是前几天,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和底片一起找
出来的。」

【彩花】
「觉得特别让人怀念……」

【彩花】
「就专门冲印了出来……」

【唯笑】
「谢谢你,阿彩!」

【智也】
「…………」

【唯笑】
「嗯?阿智,你也得谢谢阿彩呀!」

【智也】
「…………」

我什么也没说。

心中涌起拍这张照片时的回忆。

心里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唯笑】
「咳,一直都改不了,不爽快!」

【智也】
「…………」

【唯笑】
「那,阿彩、阿智,明天见!」

【彩花】
「嗯。」

【唯笑】
「再见!」

唯笑挥挥手,走进家门。

目送唯笑回家之后,我和彩花继续往家走去。

我把彩花给我的照片,放在制服的右口袋里。

………………
…………
……

在家门前和彩花告别,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从抽屉的最深处拿出小时侯的影集,翻到最后一页。

从制服的右边口袋里拿出照片,把它夹进去。

啪啦……
从影集中掉出了什么东西。

是折纸。

是将绿色和蓝色的折纸剪好后,用胶水粘贴而成的
东西。

那个样子根本没什么形状可言,无法知道想要表达
的是什么。

又像房子,又像破旧的火箭。

也许是穿着绿色的高领毛衣和蓝色的迷你裙的少女
的形象吧。

我把它揉成一团要扔向垃圾筒…………

……扔了无所谓呀,为什么我没那样做。

和刚刚的照片一样,夹在影集的最后一页。

随手把影集放在桌子上。

然后就那样穿着制服躺到了床上。

闭上眼睛,大口地呼吸着。

感觉好象听见从哪里传来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彩花】
「从这里开始我和智也的角度可以换换。」

【彩花】
「从谁的角度开始呢?」

彩花
智也

【彩花】
「那就从智也的角度开始吧!」

【彩花】
「哎,智也,这个星期天有空……吧?」

【智也】
「嗯,有空……有什么事吗?」

【彩花】
「嗯……我……」

【彩花】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招待券,是游乐场的门票。」

【智也】
「招待券?游乐场的门票?」

彩花点了点头。

【彩花】
「所以,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智也】
「那就是说是免费的喽?」

【彩花】
「嗯,是啊。哎……你不想去?」

她偷偷地看着我,目光里充满了期待。

彩花这么突然地邀请我出去玩真的是很少有的事
情……

因为很难得,所以我也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智也】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呀。」

【彩花】
「真是太好了!不用花钱就可以痛快地玩个够啊!」

听到我的回答,彩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智也】
「呵呵……事实上我的零用钱已经剩的不多了,真
的帮了我大忙!」

听了我的话,彩花的兴奋突然止住了。

……这下可麻烦啦!她这个样子……

【彩花】
「那,前几天你不是说刚刚领了零用钱吗?」

【彩花】
「你的零用钱都用在哪儿了?」

【智也】
「那个……就拜托你不要问了!」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零用钱到底用在哪里了。

由于我是用完之后才会感到后悔的那种性格,所以
总是没有经过仔细思考就把零花钱给用光了。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对我失去了信心,彩花没有再多
问什么。

【彩花】
「那关于集合的时间……这个星期天的10点我们
在车站前集合,好吗?」

她急忙把话题转回来,商量起集合的时间来。

也没有其他的事情……

【智也】
「啊,可以呀。」

【智也】
「嗯……唯笑也一起去吧?」

【彩花】
「哦……唯笑说她不能来了……说是有点事情。」

【智也】
「真是的,好可惜啊。好不容易才有一个不用花钱
又可以尽情的玩个够的机会。」

【彩花】
「那也没办法呀!唯笑的确有事情嘛!」

【智也】
「咳,那也就没办法啦…」

我想有这么好的机会都腾不出时间来,她可真是个
倒霉的家伙!

丁——冬——丁——冬

远处传来学校的钟声。

【智也】
「喂,彩花,再不快点走的话就要迟到啦!」

我拉着彩花的手,向学校奔去。

【彩花】
「啊,知道啦,不要那样拽我呀!」

尽管偶尔会有些慌慌张张的,但那些日子过得非常
充实。

今天,又是普通的一天,开始了。

铁路道口的栏杆横了下来,有电车开了过来……

现在已经10点5分了。

智也(真慢呀,彩花这家伙……)

约定的时间都过了,车站连彩花的人影都没有。

本来这个时间是约好坐电车的时间呐。

唉,彩花也是人呀,也会有迟到之类的事情发生的。

尽管迟到之类的事情发生是正常的……
……总该给我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呀!

不知道是不是不习惯面对这种事情的缘故,我总是
放不下心来。

一直以来总是迟到的人是我呀。

面对这种从来没遇到过的情况,我一时间显得手足
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
………………
…………

……10点15分都已经过了……

还是不见彩花的踪影。

智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我站在那里等得累了,就在不远处的石椅子上坐了
下来。

现在是星期日的早上,车站随处可以见到一家大小
一起外出的身影。

他们去哪里呢?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被父母拉着
双手朝前走。

……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从那个小女孩身上,感觉到源自内心的快乐。

智也(………………)

……也是这么大的时候吧……

和彩花、唯笑认识的时候……

我们认识已经将近十年了,我认为一直在一起玩到
现在,好像并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

于是我又想,那个小女孩应该也有‘青梅竹马’的
小伙伴吧?

就这样,我开始浮想联翩。
如同苦笑一般的笑容挂在我的嘴边。

将近10点25分了……仍然不见彩花的人影……

智也(哎,真是没办法!)

就在我刚刚起身准备去迎她的时候……

【彩花】
「智也,对不起!」

我一看,原来是彩花向我这边跑过来。

【彩花】
「我忙着做便当盒饭才迟到的,对不起!」

【智也】
「没关系。」

【彩花】
「太好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我看。

【智也】
「怎么了?」

【彩花】
「嗯,没什么。」

【智也】
「奇怪呀……」

【彩花】
「是吗?」

怎么了?

我感到彩花的行为似乎和已往有些不同。

【智也】
「来,趁现在人还不多,我们快走吧!」

【彩花】
「也是呀!走吧!」

彩花轻轻地碰了碰我的右手。

那白皙的、温暖的手指……

她柔软的手指握住了我的手。

那动作是那么的自然。

【彩花】
「来,我们赶快走!」

【智也】
「啊,彩花……」

我的手被彩花拉着,跟随着她往前走。

……………………
………………
…………

【智也】
「好!我们今天就玩个够!」

【彩花】
「嗯!」

我们在游乐场,逮到什么好玩就玩什么。

【彩花】
「来,我们去那个咖啡杯吧!」

【智也】
「嗯。」

【智也】
「喔……喔……」

我兴高采烈地坐在咖啡杯上转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不这样转的话,一点也不觉得好玩。

【彩花】
「哎,智也,别转那么快哟!」

……………………
………………

【智也】
「唔,头都晕了……」

从咖啡杯上下来之后,我已经晕头转向了。

世界在……旋转……

【彩花】
「哎,智也,你没事吧?」

彩花很担心地问我……

即使关心地问候我,也没办法帮我好转起来……

【智也】
「哇!」

【彩花】
「怎么了,智也?」

我在调整平衡,姿势变成象要拥抱彩花一样。

【彩花】
「啊…………」

抱住了……彩花?

【智也】
「哎?对、对不起!」

我放开了彩花。

我感觉到自己羞得满脸通红。

【彩花】
「用不着道歉…………」

彩花的脸也红了起来。

觉得有些难为情……

【智也】
「对了,我们到前面去坐小赛车吧!」

我为了掩饰自己的难为情建议道。

【彩花】
「嗯,我一定不会输给智也的!」

太好了,彩花也感觉到了我的用意,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彩花的脸还是红红的。

【彩花】
「喂,快、一、点!」

【智也】
「好、好!」

……………………
………………
…………

【彩花】
「哎哎,我们去坐那个快速滑行车吧!」

【智也】
「好呀!」

唔,这个,已经转了多少圈了啊……

然后我们又一个接一个的项目不停地玩着。

将近中午时分,游乐场里大人小孩渐渐多了起来。

【智也】
「彩花……慢点走行么?我已经累得不行了!」

照这个速度转的话,我的身体可要支持不住了……

【彩花】
「嗯,我们坐完这个之后就休息吧。」

【智也】
「哦。」

彩花所指的是电视里曾报道过的可怕的垂直快速滑
行车。

据说那种可怕的感觉只有坐过的人才知道……

我们毫不犹豫地在那个谜一般恐怖的滑行车那里排
着队。

【彩花】
「哎,智也,好开心哦。」

……从刚才开始,彩花的话莫名其妙地多了起来。

随着队伍向前走的时候,彩花不停地跟我说着话。

【彩花】
「快看呀!是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的耶!」

尽管这个看上去很简单(事实上并非看上去那么简
单),但是对于彩花来说,她会喜欢这种恐怖的游
戏吗?

【彩花】
「喂,听,还能听见尖叫声呢!」

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她不擅长玩这类游戏。

……嗯,这种事……

【智也】
「哎,彩花。听说实际上挺可怕的……」

【彩花】
「哎,没、没那么恐怖吧?」

…………正中要害。(被我猜着了)

即使是觉得可怕也感兴趣,所以想用假装的轻松把恐
怖掩藏起来吧……

【彩花】
「智、智也,你在干什么呀?马上就到我们了。」

彩花说着,手却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

彩花本来想给我做出一个勇敢的表率,但是她的
行动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智也】
「哦,知道了。但是,彩花……」

【彩花】
「什么?」

【智也】
「真的不害怕么?」

我又问了一遍。

【彩花】
「不、不是说了我不害怕的嘛……」

【彩花】
「你还问我呢,你难道不是比我还害怕么?」

【智也】
「唔……」

远远地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靠近一看
真叫人有点胆怯。

不行,我这样想可不妙。

在电视里被宣传为「落差高度全日本第一」,看来一
点也不夸张。

【彩花】
「啊,原来智也也在害怕呀!」

【智也】
「你刚才说‘智也也’,那就是说彩花也害怕喽?」

【彩花】
「哎,都说过了我不害怕的。」

其实,这不过是互相之间意气用事。

【智也】
「那好,只要叫一声就得请客吃冰淇淋,怎么样?」

【彩花】
「可以呀,反正我不觉得害怕。」

………………
…………
……

【彩花】
「智也,好可怕哦……」

【智也】
「啊。」

我和彩花打赌的结果,以平局告终。

说实在话,那个落差高度太过分了。(太高了)

如果说有人在那上面能不发出尖叫,那简直叫人难
以置信。

如果真的有在上面不叫的人存在,那恐怖心理……
不,也只能说是感觉麻痹了而已。

【智也】
「但是,彩花你真的很勇敢呀,没想到可以坐那种
东西。」

【彩花】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绝对不会坐的」

【智也】
「那倒也是。」

【彩花】
「因为和智也在一起的缘故……」

【智也】
「哎?」

听了她的话,我转过头来,看到彩花的脸上隐隐约
约地泛出了一抹微微的绯红。

【彩花】
「啊,对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干什么呢?」

急着转换话题的彩花慌忙问道。

【智也】
「是啊,干什么呢?」

【彩花】
「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彩花】
「智也,你不是想休息吗?」

【智也】
「是呀!」

【智也】
「对了,彩花,你不是说做了盒饭么?」

【彩花】
「嗯,但是,就是因为做盒饭才迟到的。」

她微微吐了一下舌头,脸上浮现出难为情的笑。

【智也】
「那么,好不容易做好的,我们吃吧?」

【彩花】
「盒饭?好呀!我的肚子也饿了!」

【智也】
「好,那我们就吃饭吧!」

【彩花】
「嗯!」

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我们在找一个可以坐下来吃
午饭的地方……

彩花环视了一下四周,似乎想起了什么,「啪」地
把两手合在了一起。

【彩花】
「啊,对了,今天我对自己做的便当有十二万分的信
心,请尝一尝吧!」

【智也】
「好,那我可就等着喽!」

说话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咕咕地叫了起来。

【彩花】
「好了,不需要用肚子来回答呀!」

【智也】
「真讨厌,我也拿它没办法!」

【彩花】
「哎,我们到那边去吃,好吗?」

彩花指着对面的椅子说。

【智也】
「好,就去那里吧!」

……………………
………………
…………

【彩花】
「来,智也。请多吃一些!」

彩花把饭盒摆在我的面前。

【智也】
「我不客气了!」

【智也】
「……阿呜阿呜阿呜……」

【智也】
「……阿呜阿呜阿呜……」

【智也】
「嗯!唔唔唔……」

【彩花】
「来,喝茶!吃得太急了,噎着了吧!」

【智也】
「嗯,咕嘟咕嘟咕嘟……」

【智也】
「啊……得救了!」

【彩花】
「这下可要慢慢吃喽?」

【智也】
「啊,知道了。」

【彩花】
「嗯,来,尝尝这个哟!」

彩花把三明治放在我面前。

【彩花】
「来,请!」

我用手拿起三明治。

【智也】
「阿呜……」

【彩花】
「哎,怎么样?好吃吧?」

………………

【智也】
「彩花……」

放了腌萝卜吧
放了咖喱吧
放了豆沙水果凉粉吧

【智也】
「放了咖喱吧?」

【彩花】
「哎……真的?」

彩花抢过我手中的三明治,吃了一口……

【彩花】
「智也……这里哪有咖喱呀?」

事实上是土豆沙拉三明治……

【智也】
「跟你开玩笑呢……」

…………
………………

【彩花】
「来,这次吃吃这个看!」

说着,彩花又拿出一个三明治。

【智也】
「这个是?」

【彩花】
「吃吃看就知道了!」

我往嘴里送三明治。

【智也】
「阿呜……」

……
…………

【智也】
「这、这是……」

【彩花】
「怎么样……啊?」

彩花盯着我……

这时……想发呆……

但是,刚刚才做过……

这时直率地……

【智也】
「好吃……」

【彩花】
「太好了啊……」

彩花放心地叫了出来。

【智也】
「但是,不管多么喜欢,三明治里一般不会夹那种
东西的,对吗?」

【彩花】
「嗯。」

【智也】
「就知道‘嗯’,彩花,你呀……」

【彩花】
「但是,智也,你不是喜欢吃炸鸡吗?」

【智也】
「啊……?」

…………
是呀,喜欢吃,而且吃的时候也没抱怨什么……

【彩花】
「哎,你怎么了?」

【智也】
「哦,没什么。」

…………

【彩花】
「我们也吃完饭了,不如去玩那种高空升降伞!」

【智也】
「刚吃过饭怎么可以坐那个呢?」

【彩花】
「可以的,快点走呀!」

………………
…………
……

夕阳西斜映红了天空,我和智也搭上了回家的电车。

【智也】
「今天我们玩得真痛快呀!」

【彩花】
「嗯!」

【智也】
「特别是那个高空升降伞,真过瘾!如果是唯笑坐
了肯定会吓得哇哇大哭!」

【彩花】
「……对呀!」

心不在焉地回答……

【智也】
「哎,你怎么了?」

突然……彩花把头转过去。

她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悲哀,那么无助,让人觉
得很难受。

【彩花】
「哎,智也……」

她转身之时的那种表情。

带着一反常态的严肃。

【智也】
「怎、怎么了……」

那一刻,我被彩花的态度给弄糊涂了。

【彩花】
「嗯,没什么。」

彩花……想说些什么……

【彩花】
「喂,如果不准备下车的话,我们就要坐过头了!」

【智也】
「啊,是啊!」

哐当

电车到达了蓝丘车站。

………………
…………
……

周围的一切已经笼罩在暗红的暮色之中了。

【彩花】
「对不起,你能先回去吗?我突然想起有点其他的
事情。」

彩花脸上浮现出僵硬的笑容。

【智也】
「那好吧,你到底怎么啦?彩花你今天有点奇怪呀!」

【彩花】
「不是说了真的没什么嘛!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们明天见!」

她说完话,也不等我回答,就一个人走了。

看到彩花那个样子,我……

……我感到很不放心,从后面追了上去。

彩花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呢?

难道,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种感觉在我的心中起伏着。
如果,现在不去追彩花,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呢?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步子越走越快,最后竟跑
了起来。

如果不快点找到她……如果不早点对她说……

想说些什么,还没完全想明白,或许,不到那种场
合是无法说出来的。

可到那时也许已经晚了。

现在心里全是「找彩花」的念头。

………………
…………
……

【智也】
「没有。然后……只剩下公园了。」

我走进公园,这里人影稀疏。

如果这里也没有的话……

在四处搜寻的同时,我越来越担心了。

智也(不,一定在什么地方……)

我自言自语道。

………………
…………
……

智也(找到了!)

在四处搜寻了10分钟左右,

终于在喷泉附近找到了正在发呆的彩花。

我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奇怪的感
觉,是安心吧……

【智也】
「彩花……」

听到我的声音,彩花的脸慢慢地向我这边转过来。

【彩花】
「智也?」

【智也】
「哈哈,找到了!」

【智也】
「我在想,不知道彩花一个人去什么地方了……」

啊。

【彩花】
「哎?」

【彩花】
「哎,智也……」

我抱住了彩花。

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自然……

【智也】
「彩花,我,如果你不愿意在我身边的话,我不知
道自己会怎么样。」

一种很认真的感觉。

对了……好像还有某种担心的感觉。

从小时候起总是在我身边的彩花,突然从我的面前
消失了,面对那种现实,心中是怎样的一种不安的
感觉……

……希望比任何人更接近她,在她身边……

【智也】
「我希望,能永远和彩花在一起……」

【智也】
「因为你是我唯一可以称得上‘喜欢’的人……」

【彩花】
「…………」

紧紧地……

我感到彩花用力地抱住了我。

还有长发散发出来的柑橘似的味道。

……没想到这样可以使我的心感到特别的平静。

【彩花】
「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呀……」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彩花的脸……

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彩花】
「我也一直喜欢你……」

【彩花】
「但智也却一直什么也不说……」

【彩花】
「我还以为智也你讨厌我……我一直很难过……」

【彩花】
「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智也。」

【彩花】
「还记得那件事吗?就是我把钱包弄丢了的那次。」

【智也】
「嗯,记得哟!」

【彩花】
「太好了,你还记得……」

【彩花】
「那时你拼命地帮我找呢!」

【智也】
「…………」

【彩花】
「天都黑了,妈妈叫我们回家都不听,我们仍然继续
找……」

【彩花】
「事实上,那个钱包里装着智也的照片呢。那是我的
秘密。」

【彩花】
「那时候,我才发现,我特别喜欢智也……」

【智也】
「……」

【彩花】
「为什么到那时才意识到呢……」

【彩花】
「为什么……到现在才对我说呢……」

泪水从彩花眼里涌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原来和我一样呀。

直到那么晚才发觉,不,或许是想发觉却没能发觉
到吧?

那是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我们之
间的障碍,我们一直认为彼此只是青梅竹马而已。

我用手擦去彩花脸上的泪珠。

然后,两个人的脸就那样靠近着……

笨拙而短暂的吻……

【智也】
「彩花,我喜欢你!」

再一次,这回我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彩花】
「我等这句话等得好辛苦啊……」

【智也】
「哈哈哈哈。」

【彩花】
「哎,为什么在这时候笑我。」

【彩花】
「把气氛都给破坏了。」

【智也】
「因为,我在想这么简单的话一直都没能说出来呀。」

我在想为什么呢。

【彩花】
「呵呵呵呵……」

彩花在我的感染下也笑了起来。

对了……

【智也】
「哎……我觉得这事先别让唯笑……」

感觉好像对唯笑不好……

唯笑对我的感情我是知道的。

但是……

【彩花】
「啊,大概,唯笑已经知道了。」

【智也】
「哎?」

彩花的话出乎我的意料。

【彩花】
「所、以、说,不用隐瞒什么了。」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

唯笑知道?

什么?为什么?

【彩花】
「实际上,游乐场的票是唯笑的。」

【智也】
「那,唯笑……」

【彩花】
「嗯,她什么都知道。」

【智也】
「是吗……」

好像我们三人已往的关系改变了……

有那样的感觉……

【彩花】
「但是,智也,」

【智也】
「嗯?」

【彩花】
「不用改变什么哟!」

不变也可以?
关系不变啊?

【彩花】
「只是,今天我和智也的关系明确了而已。」

【彩花】
「所以,我认为没有必要做什么根本的改变。」

是的……

我和彩花又不是今天才开始相互喜欢的。

直到今天一直是相互喜欢的呀……

只不过是今天才确定而已。

【智也】
「是吗,也是呀……」

所以,可以不改变呀……

【彩花】
「好了,快点回家。已经很晚了!」

彩花向家的方向跑去。

【智也】
「等一下,彩花等等我!」

彩花和已往一样对待我。

因为一直喜欢的缘故……

从今以后也那样……彩花……

【彩花】
「从谁的角度开始呢?」

彩花
智也

【彩花】
「那就从我的角度开始吧!」

【唯笑】
「哎,阿彩。」

【彩花】
「嗯,什么?」

【唯笑】
「嗯,那个……」

【唯笑】
「阿彩喜欢阿智吧?」

【彩花】
「唯笑你在说什么呀!」

【彩花】
「什么我和智也……」

【唯笑】
「不要害羞嘛!」

【唯笑】
「因为唯笑也喜欢阿智……」

【唯笑】
「我很清楚阿彩的感觉。」

【彩花】
「但是……智也……」

【唯笑】
「阿智肯定喜欢阿彩。」

【彩花】
「但是……」

【唯笑】
「但是,什么也没有呀!」

唯笑说着把两张好像票一样的东西递给我。

是什么票呢?

【唯笑】
「来,这个给你,约阿智一起去吧!」

【彩花】
「这个?」

【唯笑】
「是游乐场的门票呀!」

【彩花】
「这个,可以吗?」

唯笑稍稍停顿了一下,这样回答道,

【唯笑】
「可是我希望阿彩和阿智能好好在一起。」

【唯笑】
「因为是阿彩的缘故才不怪阿智的……」

【彩花】
「唯笑……」

【唯笑】
「好啦,不要那样,去约阿智吧!」

【唯笑】
「不快一点的话,唯笑会把阿智抢走的!」

【彩花】
「嗯,我试一试……」

【彩花】
「谢谢你……唯笑」

这是我第一次叫唯笑的名字而不是她的小名。

也许是因为不再把唯笑当作是妹妹,而是看成平等
的朋友的关系吧?

……………………
………………
…………

【彩花】
「哎,智也,这个星期天有空……吧?」

【智也】
「嗯,有空……有什么事吗?」

【彩花】
「嗯……我……」

脸上浮现出调皮的笑容。

【彩花】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招待券,是游乐场的门票。」

【智也】
「招待券?游乐场的?」

我轻轻地点头回答智也。

【彩花】
「所以,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智也】
「那就是说是免费的喽?」

【彩花】
「嗯,是的。哎,你不想去吗?」

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智也

【智也】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呀。」

【彩花】
「真是太好了!不用花钱就可以痛快地玩个够啊!」

听到我那么开心的话,智也轻轻地笑着应和着。

是呀,智也就是再迟钝,也应该明白我是在约他呀!

【智也】
「呵呵……事实上我的零用钱已经剩得不多了,真
的帮了我大忙!」

是这样的啊……

啊?

【彩花】
「那,前几天你不是说刚刚领了零用钱吗?」

【彩花】
「你的零用钱都用在哪儿了?」

【智也】
「那个……就拜托你不要问了!」

咳,真是没办法啊……

还是不要过分深究下去了吧!

【彩花】
「那关于集合的时间……这个星期天的10点我们
在车站前集合,好吗?」

我暂且转回话题,约定时间。

【智也】
「啊,可以啊。」

太好了……

怎么像笨蛋一样,这么紧张。

【智也】
「嗯……唯笑也一起去吧?」

嗳?唯笑……

【彩花】
「哦……唯笑说她不能来了……说是有点事情。」

原来,原来对智也来说,这次和以前一起出去玩的
感觉是一样的啊……

【智也】
「真是的,好可惜啊。好不容易才有一个不用花钱
又可以尽情地玩个够的机会。」

【彩花】
「那也没办法呀!唯笑的确有事情嘛!」

【智也】
「咳,那也就没办法啦…」

耳边传来预备铃的声音。

我和智也一边说话一边走路,不知不觉地已经到上
课的时间了。

【智也】
「喂,彩花,再不快点走的话就要迟到啦!」

智也说完,毫不犹豫地握着我的手向前跑起来。

他的动作让我大吃一惊。

尽管是和已往没什么不同的动作……

【彩花】
「啊,知道啦,不要那样拽我呀!」

但是,智也还是好像什么也没意识到地握着我的
手……

有一点点遗憾……

约了智也之后的几天。

这几天,一见到智也的面就觉得不好意思。

对于智也来说和已往完全没有什么不同。

咳,除了要去游乐场,看上去挺高兴的之外,一切
都保持原状。

真是……到什么时候都象孩子一样……

但是,或许这一点也是我被智也吸引住的原因之一
吧。

唯笑……嗯,表面上唯笑也完全没有变化。

但是,或许是因为我的缘故吧,她不象以前一样紧
跟着智也了。

不知唯笑那样克制的界限,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啊……

然后……
今天……

【彩花】
「做好了」

【彩花】
「嗯,做得不错、做得不错。」

我看着饭盒里自己做好的三明治,一个人点了点头,
自言自语说着。

为了今天的约会,早早起身做的盒饭。

和平时一样的温拿鱼和小西红柿。

三明治里照例夹的是鸡蛋、腌肉,还有一种是土豆
沙拉。

【彩花】
「智也,一定要夸奖好吃啊……」

尽管至今为止一直都称赞我做的好吃,但今天可是
特别的特别呀!

还有,我还特意夹进了智也特别喜欢吃的东西。

如果不夸奖这个好吃可不行!

【彩花】
「啊,准备工作大功告成!」

我把饭盒包好,放进背包里,然后看了看时间。

啊…………10点了??

【彩花】
「哎呀!不好,迟到了!」

都是因为太专心做盒饭了,根本没注意到时间。

【彩花】
「如果不快一点的话…………」

啪嗒、啪嗒、啪嗒…………

【彩花】
「啊,还没梳头呢!」

啪嗒、啪嗒、啪嗒…………

【彩花】
「啊,已经来不及了!」

……………………
………………
…………

哐当!

我匆匆忙忙地准备了一下,离开了家。

【彩花】
「嗯,几点……」

【彩花】
「啊!手表忘记啦!」

哐当!

啪嗒、啪嗒、啪嗒…………

……………………
………………
…………

啪嗒、啪嗒、啪嗒…………

哐当!

【彩花】
「好了,这下可以了!」

我确认了没有忘带什么东西后,向我们约好的车站
跑去。

【彩花】
唉……这种事情怎么能理直气壮地对智也说呢……

……………………
………………
…………

经过平日熟悉的街道……

穿过商店街向车站方向跑去。

因为是星期日的缘故,总是可以看到父母带着孩子的
身影。

他们会去哪里呢?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被父母拉
着双手朝前走……

……是从那么大的时候开始的吧……

我开始关心起智也……

不对,我想那时心里没有那么清楚。

但是,肯定没有讨厌他的想法。

那是可以肯定的。

从出生之后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马的朋友……

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到达车站前的时候,已经是10点25分了。

【彩花】
「智也,应该还在吧……」

我四处张望着……

在那里!

智也正好从椅子上站起来。

【彩花】
「智也,对不起啊!」

我急忙向智也那里走过去。

【彩花】
「我忙着做盒饭才迟到的,请你原谅!」

我先向智也道歉。

和已往的情形刚好相反,心情有些不太好。

【智也】
「没关系。」

【彩花】
「太好了!」

听了智也的话,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彩花(智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吧?)

有一点觉得奇怪,我死死地盯着智也看。

【智也】
「怎么了?」

【彩花】
「没什么。」

【智也】
「奇怪啊…………」

【彩花】
「是吗?」

嗯,是习惯的差别吧……

因为基本上没怎么等过人。

【智也】
「来,趁现在人还不多,我们快走吧」

【彩花】
「也对呀!走吧」

我拉着智也的手,向检票口走去。

【彩花】
「来,快走!」

【智也】
「啊,彩花……」

智也被我拉着向前走。

我从来没有主动拉过智也的手。

但是,今天……

……………………
………………
…………

今天是我主动拉着智也呀!

一定要……

弄清智也的想法……

……………………
………………
…………

【智也】
「好!我们今天就玩个够!」

【彩花】
「嗯!」

我们在游乐场,逮到什么好玩就玩什么。

【彩花】
「来,我们去那个咖啡杯吧!」

【智也】
「噢。」

【智也】
「喔……喔……」

智也兴高采烈地坐在咖啡杯上转了起来。

【彩花】
「哎,智也,别转的那么快哟!」

……………………
………………

【智也】
「唔,头都晕了……」

从咖啡杯上下来之后,智也已经晕头转向了。

【彩花】
「哎,智也,你没事吧?」

我担心地问他……

【智也】
「哇!」

【彩花】
「怎么了,智也?」

智也在调整平衡,姿势变成像要拥抱我一样。

【彩花】
「啊…………」

【智也】
「哎?对、对不起!」

在放开我的一瞬间,智也满脸通红。

【彩花】
「用不着道歉…………」

这样说着,我也变得结巴起来。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呀!

【智也】
「对了,我们到前面去坐小赛车吧!」

智也红着脸建议道。

【彩花】
「嗯,我一定不会输给智也的!」

我感觉到智也有一些难为情,就尽量装作什么都没
发生过一样。

但是,智也那种慌张的样子……

好像一直很关心我的样子…………

【彩花】
「喂,快、一、点!」

【智也】
「好、好!」

……………………
………………
…………

【彩花】
「哎哎,我们去坐那个快速滑行车吧!」

【智也】
「好呀!」

然后我们又一个接一个的项目不停地玩着。

将近中午时分,游乐场里大人小孩渐渐多了起来。

总是精力充沛的智也速度好像也放慢了下来。

【智也】
「彩花……慢点走行么?我已经累得不行了!」

【彩花】
「嗯,我们坐完这个之后就休息吧。」

【智也】
「哦……」

我们排队等候的是最近电视里介绍过的那种可怕的垂
直快速滑行车。

据说那种可怕的感觉只有坐过的人才知道……

还是算了吧……

我还这样想着。

实际上我对这种让人大声呼喊的机器觉得很害怕,
只有一点点兴趣……

好不容易才来的,如果不坐的话多亏呀……

这样想着,我就和智也说话来消除心里的恐惧。

【彩花】
「哎,智也,好开心哦。」

【彩花】
「快看呀!是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的耶!」

【彩花】
「喂,听,还能听见尖叫声呢!」

啊,哎呀?

感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

智也在死死地盯着我看。

对他的目光,我有一丝紧张……

然后,智也开口了。

【智也】
「哎,彩花,据说挺可怕的……」

啊!

我把腰板挺得笔直,作为对智也的话的反应。

【彩花】
「哎,没……没那么恐怖吧?」

我否定的回答变得结巴起来。

实际上真的觉得可怕……

想坐一次试试看,而且又是和智也一起……

【彩花】
「智、智也,你在干什么呀?马上就到我们了。」

我抓住了智也的手腕。

不这样的话,就无法忍受那种恐怖的感觉。

但是在近处看,垂直快速滑行车没那么可怕……

【智也】
「哦,知道了。但是,彩花……」

【彩花】
「什么?」

【智也】
「真的不害怕么?」

【彩花】
「不……不是说了我不害怕的嘛。」

【彩花】
「你还问我呢,你难道不是比我还害怕么?」

最后,我说出了那样的话。

但是,智也对我说的话……

【智也】
「唔……」

有些胆怯了。

智也好像也对这号称「落差高度全日本第一」的快
速滑行车有些害怕。

【彩花】
「啊,原来智也也在害怕呀!」

【智也】
「你刚才说‘智也也’,那就是说彩花也害怕喽?」

【彩花】
「哎,都说过了我不害怕的。」

有点互相意气用事的样子。

【智也】
「那好,只要谁叫一声就得请客吃冰淇淋,怎么样?」

【彩花】
「可以呀,反正我不觉得害怕。」

………………
…………
……

【彩花】
「智也,好可怕哦……」

【智也】
「啊。」

我和彩花打赌的结果,以平局告终。

但是,如果说有人在那上面能不发出尖叫,那简直
叫人难以置信。

我呢,怕到希望智也抱住我……

【智也】
「但是,彩花你真的很勇敢呀,没想到竟敢坐那种
东西。」

【彩花】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绝对不会坐的!」

【智也】
「那倒也是。」

【彩花】
「因为和智也在一起的缘故……」

我小声地补充到。

【智也】
「哎?」

智也转过身,反问我刚刚说过的话。

再说一遍的话多不好意思……

所以……

【彩花】
「啊,对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干什么呢?」

我试着转换话题。

【智也】
「是啊,干什么呢?」

智也开始琢磨了起来。

【彩花】
「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彩花】
「智也,你不是想休息吗?」

【智也】
「是呀!」

【智也】
「对了,彩花,你不是说做了盒饭么?」

啊,是呀!

为了智也而特别制作的三明治便当。

【彩花】
「嗯,但是,就是因为做盒饭才迟到的。」

微微吐了一下舌头,脸上浮现出难为情的笑。

【智也】
「那么,好不容易做好的,我们吃吧?」

【彩花】
「盒饭?好呀!我的肚子也饿了!」

【智也】
「好,那我们就吃饭吧!」

【彩花】
「嗯!」

智也向四处张望着,想找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

因为已经是中午了,很多地方都有人坐了。

我摸着背包里的盒饭。

【彩花】
「啊,对了,今天我对自己做的盒饭有十二万分的
信心,请尝一尝吧!」

【智也】
「好,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喽!」

智也说话的时候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彩花】
「好了,不需要用肚子来回答呀!」

【智也】
「真讨厌,我也拿它没办法!」

智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彩花】
「哎,我们到那边去吃,好吗?」

我发现对面有张空椅子,指着它对智也说道。

【智也】
「好,就去那里吧!」

智也迫不及待地拉着我的手快步向椅子走去。

……………………
………………
…………

【彩花】
「来,智也。请多吃一些!」

我把便当摆在智也的面前。

【智也】
「我不客气了!」

【智也】
「……阿呜阿呜阿呜……」

【智也】
「……阿呜阿呜阿呜……」

智也象已往一样,大口大口地吃着。

看到这样的吃法,对于做食物的人来说也觉得真没
白费工夫。

【智也】
「嗯!唔唔唔……」

【彩花】
「来,喝茶!吃得太急了,噎着了吧!」

【智也】
「嗯,咕嘟咕嘟咕嘟……」

【智也】
「啊……得救了!」

【彩花】
「这下可要慢慢吃喽?」

【智也】
「啊,知道了。」

【彩花】
「嗯,来,尝尝这个哟!」

我把三明治放在智也面前。

【彩花】
「来,请!」

智也用手拿起三明治。

【智也】
「阿呜……」

【彩花】
「哎,怎么样?好吃吧?」

我等待智也的反应……

【智也】
「彩花……」

【智也】
「你放了豆沙水果凉粉吧?」

【彩花】
「嗳……豆沙水果凉粉?」

我抢过智也手中的三明治,再吃了一口……

【彩花】
「智也……这里哪有豆沙水果凉粉呀?」

我吃的只是腌肉三明治……

怎么错也不至于当作是豆沙水果凉粉呀……

【智也】
「跟你开玩笑呢……」

啊……怎么了,这样未免太直率了吧……

【彩花】
「来,这次吃吃这个看!」

说着,我拿出专门为智也特别制作的三明治。

【智也】
「这个是?」

【彩花】
「吃吃看就知道了!」

智也往嘴里送三文治。

【智也】
「阿呜……」

咕嘟……

怎么办……说不好吃了……

【智也】
「这、这是……」

【彩花】
「怎么样……啊?」

…………
智也停下不动了。

我等待着智也的回答。

【智也】
「好吃……」

【彩花】
「太好了啊……」

我没搞错智也爱吃的东西。

【智也】
「但是,不管多么喜欢,三明治里一般不会夹那种
东西的,对吗?」

【彩花】
「嗯!」

【智也】
「就知道‘嗯’,彩花,你呀……」

【彩花】
「但是,智也,你不是喜欢吃炸鸡吗?」

【智也】
「啊……?」

智也两手抱着低下的头。

【彩花】
「哎,你怎么了?」

【智也】
「哦,没什么。」

【彩花】
「我们也吃完饭了,不如去玩那种高空升降伞干!」

【智也】
「刚吃过饭怎么可以坐那个呢?」

【彩花】
「可以的,快点走呀!」

………………
…………
……

夕阳西斜映红了天空,我和智也搭上了回家的电车。

【智也】
「今天我们玩的可真痛快呀!」

结果,还是没对智也说出来。

智也和已往一样地对待我,我还是没有迈出第一步
啊……

【彩花】
「嗯」

我根本没有听见智也的话。

只是条件反射似的点着头……

【智也】
「特别是那个高空升降伞,真过瘾!如果是唯笑坐
了肯定会吓得哇哇大哭!」

他说的这些话我都没有听到。

现在的我能听到的……

只有自己心中的声音……

(不是的,我在等智也说出智也喜欢彩花的话呀!)

(但是,那只是彩花的意思吧?)

(如果自己先说出来,恐怕会破坏现有的关系哟?)

【彩花】
「对呀!」

对自己心里的声音小声回答了一句。

【智也】
「嗯?你怎么了?」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智也在看着我,一脸莫名其妙的
表情。

【彩花】
「哎,智也……」

我停止自己也无法理清的思绪,和智也说起话来。

【智也】
「怎、怎么了……」

智也不知所措地回答道。

…………

「如果自己先说出来,恐怕会破坏现有的关系哟!」

想起刚刚心中的那个声音,我无法说出话来。

结果,能说出来的是……

【彩花】
「嗯,没什么。」

这样转移话题的话。

【彩花】
「喂,如果不准备下车的话,我们就要坐过头了!」

【智也】
「啊,是啊!」

哐当

电车到达了蓝丘车站。

………………
…………
……

周围的一切已经笼罩在暗红的暮色之下了。

【彩花】
「对不起,你能先回去吗?我突然想起有点其他的
事情。」

我在检票口首先对智也说。

现在很想一个人呆着考虑一下。

到目前为止的……

喜欢智也的理由……

还有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关系……

【智也】
「那好吧,你到底怎么啦?彩花你今天有点奇怪呀!」

【彩花】
「不是说了真的没什么嘛!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
们明天见!」

我说完,也没等智也回答就走了。

(哎,智也在担心彩花呀!)

(彩花喜欢智也呀!)

彩花(嗯……喜欢……)

(那为什么不能对智也说出来呢?)

彩花(但是……有些害怕……担心会破坏了目前的
关系呀……)

彩花(无论智也是喜欢我也好,讨厌我也好……好
害怕……)

彩花(所以说……就这样直接说出来好了。)

(那唯笑的感觉呢?)

彩花(唯笑的感觉……)

(不是已经对彩花说了,把智也交给彩花了吗?)

彩花(嗯……)

(彩花没有主见!)

(唯笑倒是很有勇气。)

(如果只是等待智也的话,不知什么时候智也就会
被抢走哟。)

………………

不知不觉地,我来到了公园。

小时侯,和唯笑、智也一起经常来玩的公园……

(哎,彩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智也的?)

彩花(我也不知道……一直在我身边,一直和我说
话,总是叫我为难……)

彩花(因为一直在身边的缘故……)

(所以不知道?)

彩花(不是,肯定不一样。)

彩花(是没有意识到……直到那次……)

………………
…………
……

【智也】
「彩花……」

智也的声音!?

我转过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那里确实出现了智也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智也看到我之后,脸上露出放心的表
情。

【彩花】
「智也?」

智也来了!?
为什么……

【智也】
「哈哈…找到啦…」

来找我的?
他对我……

【智也】
「我在想,彩花一定是一个人到什么地方去了,所
以……」

去了哪里……
智也……那样说……

哇。

【彩花】
「嗳?」

在那一瞬间,我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彩花】
「哎,智也……」

我被智也抱住了。

那是没有任何奇怪的,很自然的,似乎很正常的动
作。

我也一下子抱住了智也。

只是感觉到智也的存在,我的心就十分地平静。

智也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着。

【智也】
「彩花……我,如果你不愿意在我身边的话,我不
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智也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我知道真正的智也是个容易感到寂寞的人。

【智也】
「我希望,能永远和彩花在一起……」

【智也】
「因为你是我唯一可以称得上‘喜欢’的人……」

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今天我想说又未能说出口的话。

我一直……一直在等待着的话。

尽管后半部分几乎听不清楚,但‘喜欢’这个词听
得十分真切。

【彩花】
「…………」

紧紧地……

我稍稍用力抱住智也。

【彩花】
「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呀……」

原本下决心想在今天说却又没能说出来的话,就这
样很自然地说出来了。

【彩花】
「我也一直喜欢你……」

【彩花】
「但智也却一直什么也不说……」

【彩花】
「我还以为智也你讨厌我……我一直很难过……」

【彩花】
「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智也。」

【彩花】
「还记得那件事吗?就是我把钱包弄丢了的那次。」

【智也】
「嗯,记得哟!」

【彩花】
「太好了,你还记得……」

【彩花】
「那时你拼命地帮我找呢!」

【智也】
「…………」

【彩花】
「天都黑了,妈妈叫我们回家都不听,我们仍然继
续找……」

【彩花】
「事实上,那个钱包里装着智也的照片呢。那是
我的秘密。」

【彩花】
「那时候,我才发现,我特别喜欢智也……」

【智也】
「……」

【彩花】
「为什么到那时才意识到呢……」

【彩花】
「为什么……到现在才对我说呢……」

泪水从眼里涌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太好了……终于说了出来……

仿佛挪开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一般,心里顿时豁然
开朗。

智也好像也和我一样,一脸畅快的神情。

智也一定也和我一样啊……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我特别希望是
那样。

智也用手指抹去我脸颊上的泪水。

然后,两个人的脸就那样靠近着。

我也像智也一样闭上了眼睛。

笨拙而短暂的吻……

【智也】
「彩花,我喜欢你!」

再一次,这回他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面对面地听他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点不好意思……

【彩花】
「我等这句话等得好辛苦啊……」

【智也】
「哈哈哈哈。」

【彩花】
「哎,为什么在这时候笑我。」

【彩花】
「把气氛都给破坏了。」

【智也】
「因为,我在想这么简单的话一直都没能说出来呀。」

智也笑着说道。

……是……简单的事啊。

是呀……或许真是绕了一点远呢。

我们……

【彩花】
「呵呵呵呵……」

这样想着,我笑出了声。

【智也】
「哎……我觉得这件事先别让唯笑……」

智也突然满脸担心的样子说道。

但是……

【彩花】
「啊,大概,唯笑已经知道了。」

【智也】
「嗳?」

【彩花】
「所、以、说,不用隐瞒什么了。」

智也吃惊地张大了嘴。

【彩花】
「实际上,游乐场的票是唯笑的。」

【智也】
「那,唯笑……」

【彩花】
「嗯,她什么都知道。」

【智也】
「是吗……」

智也的脸上现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凄凉……

因为现在我们关系的改变而感到的一丝凄凉……

不知智也是否有这样的感觉。

【彩花】
「但是,智也,」

【智也】
「嗯?」

【彩花】
「不用改变什么哟!」

智也的表情变得开朗了一些。

【彩花】
「只是,今天我和智也的关系明确了而已。」

【彩花】
「所以,我认为没有必要做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是的……

没有必要改变。

那是为了让我自己能够信服而说的话。

【智也】
「是吗,也是呀……」

智也似乎也理解了……

【彩花】
「好了,快点回家,已经很晚了!」

我向家的方向跑去。

【智也】
「等一下,彩花等等我!」

嗯,和以前一样啊,

智也也是,我也是……

所以……

喜欢你……智也!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