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回忆1》前传「 Pure·今坂唯笑 」剧本原案

发布于 2016-06-03  58 次阅读


当当当!

【智也】
「嗯……呜……嗯……」

当当当!

【智也】
「干什么呀,真是吵死了!」

我把自己包裹在柔软的棉被里,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指针正好指向8点整。

当当当!

那个声音仍旧没有停止。

是谁在敲窗户。

【智也】
「啊!头疼!」

我突然掀开被子,从床上一跃而起。

‘唰’地一声拉开窗帘,‘乒’地打开窗户。

【智也】
「别吵了!你以为现在是几点啊!」

【彩花】
「8点」

站在窗外的女孩轻松地回答道。

【智也】
「是呀,是呀!才8点呀!早上的8点呀!」

【智也】
「不懂常识也得有个程度呀,彩花!」

【彩花】
「……哎?」

【智也】
「现在是春假啊,就让我多睡一会吧!」

【彩花】
「智也……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彩花到底想干什么呀?

【智也】
「?」

【彩花】
「今天是4月8日,对吗?」

【智也】
「4月……8日……?」

【彩花】
「实际上,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呀!」

【智也】
「啊……是这么回事。」

【彩花】
「你自己说,那你怎么还在傻睡呀。」

【智也】
「什么傻睡呀…………」

智也(是呀…………)

智也(从今天开始就是新学期了……)

大概是过了2个星期春假的缘故,对日子的感觉也
麻木了。

【彩花】
「刚开学就迟到多不象话呀,快点起床,快点!」

知道了
不起

【智也】
「啊……没办法,知道啦!」

我叹着气回答道。

因为我一直认为还应该有3天左右的时间,这样一
来,真有一种受损失的感觉。

【彩花】
「嗯——,真听话!」

彩花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智也】
「哎……彩花?」

【彩花】
「嗯?」

【智也】
「有个问题以前就想问你了……」

【智也】
「你,不害怕吗?」

【彩花】
「啊?什么?」

【智也】
「你这样顺着屋顶到我房间来……」

【智也】
「看,我家的屋顶和彩花家的屋顶距离有一米多呢!」

【彩花】
「哈哈,我早就习惯了呀!」

【彩花】
「因为从小学的时候开始,一直就是这样过来叫智
也起床的哟!」

【智也】
「是这样的,但是……」

的确,彩花从以前就风雨无阻地顺着屋顶过来叫我
起床,即使下雪天也不例外。

智也(当然只限于上课的日子才这样做。)

因此,我房间里的闹钟从没有闹过。

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对我来说就像
个活闹钟。

假如,因为什么事情,彩花不在的话…………

例如,搬家了什么的……

或许我一直都不会醒来。

突然,我想到这个问题。

窗外站着一个满脸微笑的温柔的少女。

【彩花】
「喂,别发呆了,快点做准备呀!」

【智也】
「知道了!不要再催了。」

【智也】
「但是,那个、什么呀!」

【彩花】
「嗯?怎么了?」

【智也】
「彩花,莫非你想看我换衣服?」

【智也】
「我想换…………」

【彩花】
「哎?啊、不、不,不想看,不想看!」

彩花满脸通红地否认着。

【彩花】
「那我就先到门口等你吧!」

【智也】
「啊」

【彩花】
「3分钟以内如果不出来的话,你就要请客哟!」

【智也】
「凭什么呀?」

【彩花】
「因为智也总是让我等。」

【彩花】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你的动作就不会快,对吗?」

【智也】
「但是……」

【彩花】
「行了,不要发牢骚!」

【智也】
「…………」

【彩花】
「…………」

【智也】
「…………」

【彩花】
「怎么不回答‘是’呢?」

【智也】
「……是。」

【彩花】
「那就3分钟哦?」

【彩花】
「好,就这么定了,咚!」

说完后,彩花一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在转身的瞬间,彩花的头发甩了起来。

随着发梢的甩动,一阵轻风带着发香飘进我的房间。

那是带着甜味的清爽的‘柑橘’香味。

……………………
………………
…………

我急急忙忙地下楼梯,一边往身上套制服一边向门
口走去。

【智也】
「妈,我走了!」

啪当!

【智也】
「让你久等啦!」

我一边把胳膊往制服的袖子里穿,一边慌慌张张地
走出大门。

【彩花】
「5分30秒……」

【彩花】
「你迟到了2分半哟!」

【智也】
「2、2分半不应该算迟到吧?」

【彩花】
「不要找借口!」

【彩花】
「我们说定的,你得请客!」

【智也】
「那、那……」

【彩花】
「这样的话啊……叫你请我什么呢?」

彩花一边淘气地笑着,一边考虑着。

我没有作出反对。

反正等到放学之后大概就会把这个约定给忘了。

这样一想我又有了力气。

【彩花】
「啊,对了,就请吃章鱼烧!」

【智也】
「章鱼烧?」

【彩花】
「嗯。在车站前的商店街,不是有买章鱼烧的摊子
吗?」

【智也】
「啊……是呀,那章鱼烧的摊子是什么时候冒出来
的呢……」

【彩花】
「我正好想尝一尝那里的章鱼烧呢!」

【智也】
「哼……」

【彩花】
「那就这么定了?这次一定要请我哟!」

【智也】
「真拿你没办法!知道了!」

我直率地回答她。

这种话题最好干脆不要放在心上。

甚至说谎也……

【彩花】
「那我们赶快走吧?」

在彩花不断的催促下,我们走上了去学校的路。

从这里到我们的学校,步行需要20分钟。

我们走在去学校的长长的街道上……

【彩花】
「哎,智也,你没吃早饭,对吗?」

彩花拿出包在保鲜纸里的三明治。

【智也】
「哦,谢谢。」

我从彩花那里接过三明治,吃了一大口。

【智也】
「吧嗒吧嗒……」

【彩花】
「…………」

【智也】
「吧嗒吧嗒……」

【彩花】
「…………」

彩花一直凝视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智也】
「哎,彩花,你这样盯着我看,我吃起来感觉挺不
舒服的……」

【彩花】
「但是……」

【智也】
「?」

【彩花】
「什么都……没有吗?」

【智也】
「哎?」

【彩花】
「感想什么的……」

【智也】
「感想?啊……啊……,好吃呀!特别好吃……」

【彩花】
「哈!完全不是发自内心的……」

即使被这样批评也……

早上,在去学校的路上吃彩花做的早餐又不是第一
次了。

对于这种已经熟悉的口味,今天才要我评价,真是
困难!

【彩花】
「稍微改变了一下调味,感觉到了吗?」

【智也】
「哎?是吗?」

我看看右手拿的三明治,确认里面夹的是什么东西。

腌肉、奶酪和鸡蛋……觉得和以前吃的一样啊。

【彩花】
「啊~啊……我特意早早起来做的……却……真亏
啊!」

【智也】
「…………」

【彩花】
「下次,我要在里面夹上智也最喜欢吃的东西。」

【智也】
「我最喜欢的东西……难道……」

腌萝卜?
豆沙水果凉粉?
咖喱?

【智也】
「难道是……咖喱?

【彩花】
「怎么可能夹那种东西呢?」

【智也】
「那是……」

【彩花】
「啊,没问题!不用你告诉我,我也知道的!」

【智也】
「……?」

【彩花】
「我和智也不是已经相处了13年了吗?我知道智
也最喜欢吃什么了。」

【智也】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喽。」

在回答她的同时,我无意之中想到这个问题。

智也(彩花……真的知道我最喜欢的东西吗?)

相反,我大概连彩花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已经做了13年的好朋友了……

几乎可以说从刚一出生就开始交往了。

然而,我却连彩花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心情变得有点复杂。

在想着那些事情的时候,彩花和我来到一户人家门
前。

叮咚……

过了几秒,大门被‘乓’地一声撞开了。

【唯笑】
「我走了!」

一个慌张地系着胸前飘带的女孩子出现了。

【唯笑】
「早上好!阿彩、阿智!」

头发还有一些睡乱了的痕迹。

眼皮肿肿地,证明她刚刚才起床。

【彩花】
「啊!今天又睡懒觉了吧?」

【唯笑】
「嗯,一小会啦!」

唯笑吐了吐舌头,露出羞涩的笑容。

【智也】
「那我们走吧?」

【唯笑】
「啊,等一下……」

唯笑趿拉着鞋的脚咚咚地敲着柏油马路……

【唯笑】
「我先走了,行么?」

她这样说……

【彩花】
「哎?你先走?……为什么?」

【唯笑】
「因为我想早一点看到分班结果呀!」

【智也】
「???」

【彩花】
「分班?」

【唯笑】
「这回肯定会刷新纪录!」

【彩花】
「纪录?」

【唯笑】
「嗯!」

【唯笑】
「其他的,一会再说啊?」

唯笑跑走了,睡乱的头发在脑后飘摇着。

路上,即使被路旁的小石子绊倒,她也没回头,
一直向学校跑去。

【彩花】
「纪录更新,是什么纪录呢?」

知道
不知道

【智也】
「那样的话,大概是……」

【智也】
「我想……大概是和我分在同一个班级的次数吧?」

我觉得好象我们从幼稚园开始就在同一个班级。

幼稚园的时候只有一个班级,在同一班级是理所当然
的事,但进了学校之后居然一直在同一个班级,确实
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彩花】
「啊,是呀。从幼稚园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和唯笑在同
一个班级呢!」

【智也】
「唔,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缘分’吧?」

【彩花】
「缘分,啊……」

彩花嘟囔着,低下了头。

【彩花】
「真好啊……」

怎么说呢,她的眼神十分失落。

【智也】
「嗯?你怎么了?」

【彩花】
「啊,没什么,没什么。来,我们赶快走吧!」

【彩花】
「啊……」

彩花小声嘟囔了一声,停了下来。

停在一家门前,那里看上去象城墙一样。

门牌上用草书写着「大门寺」。

【智也】
「怎么了?」

我问彩花。她什么也没说,向门里指了指。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我看见在那个大院子的正中间有几辆搬家用的卡车。

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正把柜子呀、沙发呀什
么的搬到车上去。

【彩花】
「大门寺爷爷搬家了啊……」

【智也】
「啊,好象是啊!」

【彩花】
「感觉好象有些凄凉。」

【智也】
「嗯?」

【彩花】
「这里,难道不是个值得纪念的场所吗?」

【智也】
「啊?」

【彩花】
「啊?智也,不记得了?」

【智也】
「什么?」

【彩花】
「你还问“什么”,就是曾经悄悄潜入大门寺爷爷
家中的事情!」

【智也】
「彩花……做那种象小偷一样的事情不好哦!」

【彩花】
「那还不是因为智也!」

【智也】
「我?」

【彩花】
「嗯」

【彩花】
「确切的说,应该是小学二年级时候的事情吧」

【彩花】
「被智也强迫着,唯笑和我……」

【彩花】
「因此,我和唯笑悄悄潜入这家。」

【智也】
「……」

【彩花】
「然后智也象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跳到园子中央的
大水池中,开始捉那价值几百万的锦鲤。」

【彩花】
「然后,把抓来的锦鲤用绳子绑在一根被人扔在附近
的高尔夫球棒上……」

【彩花】
「一边挥舞着一边喊,‘喂,喂,真正的鲤鱼旗!’
在街上到处跑着」……

【彩花】
「最后,被附近的大婶告状,结果没能尽兴。」

【智也】
「……」

【彩花】
「想起来了?」

【智也】
「想起来了。」

当我们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8点20分了。

学校门前人山人海。

好象告示板上已经贴出了各个班级的名单了。

【彩花】
「哎,智也,我们去看看分班名单吧!」

【智也】
「等一下!」

【彩花】
「什么?」

【智也】
「现在那么乱,还说要过去啊?」

【彩花】
「嗯。不快点看的话,就迟到了!」

【智也】
「话虽这么说……」

【彩花】
「无论如何,我们去看吧!」

彩花这样说着,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来到告示板前。

告示板前边的人并不象看到的那样多。

【智也】
「嗯——,我的班级是——」

三上智也……找到了,找到了。

【智也】
「B组……啊……」

【智也】
「彩花,我是B组,你呢?」

我向站在旁边的彩花问道。

【彩花】
「嗯,啊,是B组哟!」

【智也】
「哎!?B组?」

【彩花】
「智也呢?智也在什么组?」

【智也】
「我在……」

【彩花】
「?」

【智也】
「我……也是B组哟。」

【彩花】
「骗人吧……」

【智也】
「如果不是说谎的话怎么办?」

【彩花】
「真的?」

【智也】
「真的!」

【智也】
「如果你不相信,不如自己去看一下!」

彩花把视线转移到贴出来的班级名单上。

用手指点着,从上面开始按顺序确认着名字……

【彩花】
「智也?」

【智也】
「嗯?」

【彩花】
「智也!?」

【智也】
「什么呀?」

【彩花】
「智也是B组啊!?」

【智也】
「刚才一直这样对你说的呀!?」

【彩花】
「但是……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智也】
「?」

【彩花】
「是呀,智也也是B组。」

说话的时候彩花的脸色变了。

在那里……

【唯笑】
「让一下!……让……」

唯笑推开人群,向我们走过来……

不知怎么了……没有什么精神……

如果是平常的话……

【唯笑】
「阿智、阿彩,早上好」

她一定会用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彩花】
「唯笑,你怎么了?好象没有什么精神」

然后……

【唯笑】
「因为……不是和智也在同一个班级。」

【彩花】
「唯笑在哪一组啊?」

【唯笑】
「唯笑在……唯笑在A组!」

【智也】
「A组……」

【唯笑】
「阿智呢?」

【智也】
「我在……」

A组
B组

【智也】
「A组。」

【唯笑】
「不要骗人了!」

【唯笑】
「在A组的名单里没有你的名字。」

【智也】
「……」

【唯笑】
「说真的,在哪组?」

B组
B型
双子座

【智也】
「双子座」

【唯笑】
「哎???等一下,怎么突然说起星座来了?」

【智也】
「说实话,唯笑是巨蟹座的吧?」

【唯笑】
「嗯,嗯…」

【智也】
「巨蟹座和双子座性格最合不来。」

【唯笑】
「骗人……」

【唯笑】
「智也是双子座的吧?」

【智也】
「啊,啊,从去年开始的吧?」

【唯笑】
「…………」

【智也】
「…………」

【唯笑】
「喂,阿智!」

【智也】
「啊,怪兽来啦!」

在我叫的时候,我指着唯笑的背后。

【唯笑】
「嘿?怪兽?」

就在唯笑回头的那一刹那,我牵着彩花的手,向新的
教室跑去。

走进2年级B组的教室。

在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的座位顺序。

我的座位正好在正中间那一列,从前面数第二个座
位。

【智也】
「啊,几乎在讲台正前面啊!」

【智也】
(这一定是什么人的阴谋!)

我这么想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然后……

【彩花】
「啊,智也的座位在这里啊?」

彩花毫无顾忌地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智也】
「啊……」

我就这么不客气地回答道。

【彩花】
「啊呀?情绪不佳?」

【智也】
「当然啦!」

【智也】
「因为在这个位置,打瞌睡什么的绝对不可能啊!」

【彩花】
「睡觉?都二年级了,难道还准备在上课的时候睡
觉?」

【智也】
「就是因为二年级了才……」

【彩花】
「哈……」

彩花脸上带着惊讶,在我右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

【彩花】
「智也,干吗这样盯着我看?」

【智也】
「可是,你……这个位置……?」

说着话,我又看了一眼黑板。

「三上」的右边写着「桧月」两个字。

【彩花】
「请多多关照!」

彩花点了点头。

智也(……啊?认真的啊?)

彩花在旁边就意味着,要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一起
啊?

想避开
算啦,就这样吧

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够长了,还要增加在一起的时间,
无论如何都想避开。

【智也】
「哎,打扰一下可以吗?」

我对坐在我左边的男生小声地说。

【智也】
「对不起,能和我换个座位吗?」

【男学生】
「哎?」

那个男生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我的右边。

好象要弄明白彩花是怎么回事。

【男学生】
「我倒没什么……」

【智也】
「真的?谢谢你啊!」

我两手合十给那个男生行礼,和那个男生交换了座
位。

【彩花】
「啊……智也,你在干什么呀?」

【智也】
「咳,座位分开一点点,方便一些嘛!」

【彩花】
「唔…………」

【智也】
「…………」

【彩花】
「哼…………」

彩花‘唰’地一下,把头扭向一边。

不久……

叮当叮当…………

咔啦咔啦咔啦……

班主任走进了教室。

点名之后,就做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开始闲谈。

在闲谈的时候,我向彩花的方向瞅了一眼。

和我换座位的男生正在捉弄彩花。

【男学生】
「哎,桧月,以前你是哪一组的?」

【彩花】
「哦……」

【男学生】
「住在哪里呀?在哪里的上小学呀?」

那男生用手指轻抚着彩花的柔软的长发。……

【男学生】
「你一看我,就应该知道我是个头脑很聪明的人啊!」

【彩花】
「啊…………」

【男学生】
「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我一定会教你的!」

【彩花】
「啊,啊……」

彩花皱着眉头,勉强地笑了笑。

不知怎么地,我心里一下子热了起来。

不顾一切地…………

【智也】
「老师!!」

……我不知不觉地大声地叫起来,

老师的讲话突然被我打断,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班主任】
「怎、怎么了?你是室井吧?」

【智也】
「不,我是三上。三上智也。」

【班主任】
「哎?在座位表上写的是室井啊……?」

【智也】
「我想,叫室井的应该是这个家伙。」

我一边说着一边戳着右边那个男生的头。

【智也】
「这家伙说‘如果不换座位的话,就往你的鞋子里
放蟑螂’」

【智也】
「因为被他威胁,我没办法才换的位置。」

【男学生】
「你、你在说什么呀!」

【班主任】
「室井同学,不可以擅自换座位!」

【男学生】
「老、老师……」

【班主任】
「立刻把座位换回来!」

【男学生】
「…………」

………………
…………
……

我回到原来的座位后没多久,一个小纸条送到我的
桌子上。

是彩花的信。

那上面只有一句话……
「谢谢!」

就是这样一句话。

………………
…………
……

叮——咚——

开学典礼结束后,经过简短的扫除,就早早放学了。

教室的钟指在11点。

还没到正午。

我和彩花走出教室,向鞋柜走去。

这时从身后……

【唯笑】
「阿智!阿彩!」

……和已往一样,唯笑跑了上来。

【唯笑】
「哎,一起回家吧?」

彩花、唯笑和我三个人一起回家了。

【智也】
「啊,对了,唯笑的班级怎么样啊?」

我无意中问道。

【唯笑】
「什么“怎么样”?」

班主任呀
有型的男生呀
可爱的女生呀

【智也】
「比如,那些英俊的男生啊!」

【唯笑】
「有型的男生嘛……」

【唯笑】
「是呀……非要说的话……」

【唯笑】
「新井同学吧……」

【智也】
「新井?」

【唯笑】
「但是,伊藤同学也挺有风度的……」

【唯笑】
「宇津井同学也很英俊……」

【唯笑】
「我感觉远藤同学也是个爽朗的好男孩……」

【智也】
「…………」

【唯笑】
「还有,织田同学也……」

【彩花】
「等一下!」

【唯笑】
「嗯?」

【彩花】
「乍一听,唯笑好象在按学号的顺序全体说了一遍?」

【唯笑】
「嘿……被看穿了!」

【唯笑】
「那你们B组怎么样,阿智?」

【智也】
「哎?」

【唯笑】
「阿智是B组的,不对吗?」

【智也】
「你说什么呀……」

【唯笑】
「刚才,你和彩花不是一起从B组的教室出来的么?」

【智也】
「…………」

【唯笑】
「哎,怎么样嘛,阿智?阿彩?」

【智也】
「要问怎么样的话……」

我向身边的彩花求援。

【彩花】
「嗯。」

彩花轻轻点点头。

【智也】
「是个很普通的班级啊,没什么特别的。」

【唯笑】
「哼……」

【智也】
「有是有……有一件最倒霉的事……」

【唯笑】
「?」

【智也】
「在我的座位旁边有一个爱唠叨的大婶。」

【彩花】
「爱唠叨的……大婶!?」

【彩花】
「你到底在说谁呢!?」

【智也】
「彩花。」

【彩花】
「唔…………唔…………」

彩花握紧拳头,太阳穴两侧气得微微发抖。

【彩花】
「我,生气啦!」

【唯笑】
「唯笑也生气了!」

哎???

【彩花】
「为什么说我是大婶!?」

【唯笑】
「为什么彩花坐在你旁边?」

【彩花】
「为什么说我唠叨!?」

【唯笑】
「我从来也没坐过阿智的旁边!」

【彩花】
「智也是坏蛋!!!」

【唯笑】
「老天爷是坏蛋!!!」

【智也】
「嗯?」

【彩花】
「哎?」

【唯笑】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7年了,一直在同一个班级,
却……」

【唯笑】
「却没有一次坐在阿智旁边的座位上……」

【唯笑】
「啊……」

说到一半,唯笑慌忙停了下来。

【智也】
「…………」

【彩花】
「啊…………」

【唯笑】
「我、为什么?我一直是智也的崇拜者啊!」

唯笑拼命想掩饰,脾气依然那么倔强。

为什么会生气呢,怎么可能知道呢…………

另一方面,彩花看到唯笑的样子比自己更生气,
恢复了平静。

我瞅了一眼,心里感到十分高兴,脸上也露出了笑
容。

【智也】
「真是,没办法啊…………」

【唯笑】
「…………」

【智也】
「那我到商店街的便利店请你吃个冰淇淋吧。」

【智也】
「所以要高兴起来哦?」

【唯笑】
「…………」

【智也】
「好吗?」

【唯笑】
「…………嘿!」

【智也】
「……」

【唯笑】
「真的吗?真的是你请客?」

【智也】
「啊,啊……」

【唯笑】
「太好了!」

唯笑笑容满面,高兴地跳着。

这个家伙……唯笑这个家伙……

走进商店街,按刚刚说定的,我给唯笑买了冰淇淋。

因为还是上午,所以人很少。

觉得如果这样就回家太没劲了,于是就在商店街逛
了一阵,然后再回去。

我们3个人信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辆食品售
货车。

大红色的帘子上写着白色的「章鱼烧」几个字。

突然间…………

【彩花】
「啊!」

……彩花叫了一声。

向我这里转过身来……

【彩花】
「今天早上说好的!」

【智也】
「……哎?」

【彩花】
「今天早上说好了你请我吃章鱼烧的吧?」

【智也】
「没有啊。」

【彩花】
「说好的!绝对说过!」

【智也】
「真的吗?」

【唯笑】
「哎?狡猾啊!」

【唯笑】
「请唯笑吃100块一个的冰淇淋,为什么却请阿彩
吃400块的章鱼烧?」

【智也】
「…………」

【彩花】
「智也?已经约定好的,对吧?」

【唯笑】
「对呀!约定好的事情就应该实行呀!」

【智也】
「喂,你们凑在一起是打算让我破产呀!」

【智也】
「并且,我不记得和唯笑有约定呀!」

【唯笑】
「可是……」

【彩花】
「那唯笑的那份,我买给她。」

【唯笑】
「哦?」

【彩花】
「哎,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智也】
「等一下!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她们根本没把我的问话当回事……

【唯笑】
「嗯,明白了……」

……唯笑爽朗地回答道。

【唯笑】
「那样的话,唯笑买给阿智吃吧!」

【智也】
「……………………」

………………
…………
……

卖章鱼烧的老伯脑袋圆圆的,在油光光的脑袋上系
着一条毛巾。

或许是白天就开始喝酒的缘故吧,老伯的脸微微发
红。

嘴唇也十分厚实。

看到那个买章鱼烧的老伯,彩花和唯笑都忍不住要
笑,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我递给老伯400块钱,接过做好的8个章鱼烧。

接下来,彩花和唯笑也同样买了章鱼烧。

然后……

……彩花把自己手里的章鱼烧递给唯笑。

唯笑把自己的那份递给我、我又把我的那份递给彩
花。

【彩花】
「谢谢你,智也」

【唯笑】
「谢谢你,阿彩!」

智也(怎么总觉得我们在做一些相当没意义的事情
呀……)

尽管我那样想着,我也……

【智也】
「谢谢你,唯笑」

……我那样嘀咕着。

【唯笑】
「我不客气啦!」

【唯笑】
「吧嗒吧嗒…………」

唯笑的嘴边沾满了酱汁,专心致志地大口吃着章鱼
烧。

彩花呢,小口、小口地咬着章鱼烧……

【彩花】
「好热!」

……彩花这样说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阳光照在彩花的长睫毛上,闪闪发光。

吃完章鱼烧之后,我们继续往家走。

【彩花】
「啊,对了!」

彩花突然停下了脚步。

【彩花】
「唯笑,想起来了,那个,去买吧?」

【唯笑】
「那个?哪个呀?」

【唯笑】
「……啊,啊,那个呀!」

【彩花】
「啊?」

【唯笑】
「嗯,好,好。」

【智也】
「哎?什么‘那个’,是什么呀?」

【彩花】
「那个……就是那个嘛!」

【智也】
「啊?」

【彩花】
「哎,唯笑?」

【唯笑】
「哎,阿彩?」

【智也】
「…………」

【彩花】
「智也,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智也】
「想买的东西啊,没有吧?」

【彩花】
「是吗?那智也就在这里等着吧!」

【智也】
「哎?」

【彩花】
「我去一趟文具店,一会就回来。」

【彩花】
「唯笑你去……」

【唯笑】
「花店,对吗?」

【彩花】
「嗯!那我们就一会见!」

两个人说着,就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我…………

去追彩花
去追唯笑

让我在这个一无所有的地方等着,真难受!

我立刻去追唯笑。

………………
…………
……

看到唯笑走进花店,我也走进店里。

店里弥漫着熏人的花香。

那香味和芳香剂的味道完全不同,是鲜花的那种新
鲜的香味。

【唯笑】
「啊,阿智……」

唯笑转过头来。

【唯笑】
「哎,快看,快看这个!」

【唯笑】
「好可爱哟……」

唯笑用手指着盛开着的五颜六色的郁金香。

【唯笑】
「阿智?你知道郁金香所代表的意思吗?」

【智也】
「这个啊…………」

【唯笑】
「郁金香啊,颜色不同,所代表的意思也完全不一
样哟!」

【智也】
「哎?是吗?」

【唯笑】
「白色,代表失恋。」

【唯笑】
「黄色,代表没有希望的恋爱。」

【唯笑】
「紫色,不朽的爱。」

【智也】
「红色呢?」

【唯笑】
「红色的啊……」

【智也】
「?」

【唯笑】
「……爱的宣言。」

【唯笑】
「还有,淡蓝色……」

【智也】
「哎!?淡蓝色???」

【智也】
「你在说什么呀!唯笑?」

【智也】
「郁金香怎么会有淡蓝色的呢?」

【唯笑】
「嗯…………?」

【智也】
「‘虽然现代的高科技非常发达,但要培育出绿色
的呀、淡蓝色的郁金香还是不可能的事’」

【智也】
「一年级的时候,理科的老师不是说过么……」

【唯笑】
「是、是吗?」

【智也】
「嗯。」

【唯笑】
「哈哈哈……大概唯笑搞错了吧?」

唯笑羞涩地笑着,抓了抓头。

【唯笑】
「哎,讨厌……」

【唯笑】
「对不起!有茶花吗?」

唯笑转过头,向店员问道。

【智也】
「茶花?」

【唯笑】
「嗯。」

【智也】
「不是买郁金香吗?」

【唯笑】
「因为,1月20日的生日花是茶花呀!」

【智也】
「???」

………………
…………
……

我和唯笑离开花店,向刚才的那个地方走去。

唯笑抱着一大束茶花。

【智也】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1年365日每天都有那一
天的生日花喽?」

【唯笑】
「嗯!」

【智也】
「原来如此……」

【智也】
「那么,那茶花……」

【智也】
「是送给1月20日出生的家伙喽?」

【唯笑】
「说话时不要用‘家伙’那样的词耶…………」

【智也】
「?」

【唯笑】
「那个人是个比我小一岁的女孩。」

【唯笑】
「是阿彩的表妹。」

【智也】
「表妹?」

【唯笑】
「是的。但是,那个孩子身体不太好……」

【智也】
「……」

【唯笑】
「后天……说是要接受详细检查。」

【智也】
「嗯……」

【唯笑】
「所以送给她这束花,意思是对她说‘要加油’。」

【智也】
「原来如此……」

【智也】
「那刚刚彩花说的‘那个’是……」

【智也】
「说的就是给那个女孩子送礼物的事情呀?」

【唯笑】
「是这么回事。」

唯笑说着,把脸埋在花束里。

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来。

和平常的唯笑一样,露出灿烂的笑容。

不久……

……我们三人来到唯笑家的门前。

然后,彩花突然打开背包找着什么。

【智也】
「???」

【唯笑】
「???」

【彩花】
「啊,找到啦,找到啦!」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东西,是3张照片。

【智也】
「那是什么呀?」

彩花没有回答,把一张递给唯笑,一张递给我……

剩下的那张又放回了背包。

【唯笑】
「啊,这是……」

唯笑一直盯着手上的照片。

我也效仿唯笑,视线落在手上的照片上。

是我们三人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中的风景是……遥远的地方,宽阔蔚蓝的大海,
波光粼粼。

以它为背景,

左边是一个穿着淡粉色连衣裙的女孩,

右边是一个长发女孩。

然后在正中间、有一个男孩子。

三个笑得非常开心的小孩子。

那笑容给周围的景色增添了更多光彩,现在好象还
可以透过照片听到那欢乐的笑声。

【彩花】
「这是前几天,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和底片一起找
出来的。」

【彩花】
「觉得特别让人怀念……」

【彩花】
「就专门冲印了出来……」

【唯笑】
「谢谢你,阿彩!」

【智也】
「…………」

【唯笑】
「嗯?阿智,你也得谢谢阿彩呀!」

【智也】
「…………」

我什么也没说。

心中涌起拍这张照片时的回忆。

心里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唯笑】
「咳,一直都改不了,不爽快!」

【智也】
「…………」

【唯笑】
「那,阿彩、阿智,明天见!」

【彩花】
「嗯。」

【唯笑】
「再见!」

唯笑挥挥手,走进家门。

目送唯笑回家之后,我和彩花继续往家走去。

我把彩花给我的照片,放在制服的右口袋里。

………………
…………
……

在家门前和彩花告别,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从抽屉的最深处拿出小时侯的影集,翻到最后一页。

从制服的右边口袋里拿出照片,把它夹进去。

啪啦……
从影集中掉出了什么东西。

是折纸。

是将绿色和蓝色的折纸剪好后,用胶水粘贴而成的
东西。

那个样子根本没什么形状可言,无法知道想要表达
的是什么。

又像房子,又像破旧的火箭。

也许是穿着绿色的高领毛衣和蓝色的迷你裙的少女
的形象吧。

我把它揉成一团要扔向垃圾筒…………

……扔了无所谓呀,为什么我没那样做。

和刚刚的照片一样,夹在影集的最后一页。

随手把影集放在桌子上。

然后就那样穿着制服躺到了床上。

闭上眼睛,大口地呼吸着。

感觉好象听见从哪里传来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
…………
……

……6月的星期五。

窗外一直下着小雨,象雾一样。

教室里冷冰冰地,多半是因为潮湿的缘故吧。

从下雨那天起,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真是叫人觉得腻烦。

薄布料的夏天衣服粘粘地贴在皮肤上,感觉特别
难受……

而且……头发也收拾不好。

唯笑(啊……真的……)

唯笑(真的真的特别希望天晴!)

【唯笑】
「是吧,阿彩?」

【彩花】
「……嗯?」

【唯笑】
「阿彩也是这么想的,对吗?」

【彩花】
「……什么呀?」

【唯笑】
「总是这样下雨,让人觉得意志消沉,是吧?」

【彩花】
「……嗯?」

【唯笑】
「不管怎么样,梅雨真的是很讨厌呀。」

阿彩若有所思地轻轻地点了几下头……

【彩花】
「唯笑?」

【彩花】
「别岔开话题哟!」

……她像是责怪一般地说道。

【彩花】
「我们谁也没在意天气的事情,对吗?」

嗯,对呀。
我当然知道。

但是啊,阿彩?

唯笑现在只能考虑天气啊。

我不敢想象她要说的是什么,好像知道了就会被
抓到另一个世界似的。

是因为仅仅想一想都觉得……可怕吧?

也许知道了答案,唯笑就将变得更加痛苦。

【彩花】
「喂,唯笑!?」

……………………………

放学后,没有人的教室。

课一上完,阿彩马上就来到A组的教室了。

然后……

「有重要的话想和你说。」

……阿彩这样说着把唯笑拉到这个教室里。

阿彩所说的“重要的话”是唯笑想象之中“重要
的话”的几百倍。

总之,那是……

【彩花】
「唯笑确实喜欢……」

【彩花】
「……智也吧?」

……在彩花发问的那一瞬间,内心深处感到一种揪
心的痛。

身体感到燥热,头脑里一片空白。

突然,觉得好像进入了梦境一般。

【彩花】
「唯笑!?你在听我说话么!?」

【唯笑】
「嗯。」

【彩花】
「那……“嗯”是什么意思呢?」

【唯笑】
「嗯。」

【彩花】
「‘嗯’就是不知道了?」

【唯笑】
「嗯。」

…………………………
…………………………

【彩花】
「啊……」

阿彩,叹起气来。

用手掌擦着玻璃上的白雾,和唯笑一样向外面望去。

【彩花】
「哎,唯笑?」

【彩花】
「我呀,和智也在同一个班级,感觉到的。」

【唯笑】
「?」

【彩花】
「智也一定也喜欢唯笑呢。」

【唯笑】
「哎?」

【彩花】
「因为,智也好象一直很关心唯笑……」

【彩花】
「说什么‘唯笑,在认真学习吗?’」

【彩花】
「什么‘唯笑,今天又睡懒觉了吧?’」

【彩花】
「还有什么‘看来,你大概找不到男朋友了’……」

【彩花】
「看到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我呀,觉得真着急
……」

【彩花】
「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缘故?」

【彩花】
「我还在想,你们是不是因为顾虑我,才不在一起
的?」

…………

【彩花】
「所以,我决定了。」

【彩花】
「我要做你们两个人的丘比特!」

【唯笑】
「阿彩……」

【彩花】
「嗯?」

【唯笑】
「阿彩……你误会了呀!」

【彩花】
「哎??」

【唯笑】
「唯笑对阿智……」

【唯笑】
「……对阿智……没有什么呀!」

【彩花】
「唯笑……」

【唯笑】
「相反,阿彩才……」

刚一开口说却没继续说下去。

在两颗互相责备的心之间,唯笑似乎已经败下阵来。

【唯笑】
「……不……」

【唯笑】
「没什么……」

【彩花】
「…………………………」

【唯笑】
「那我们回家吧?」

【唯笑】
「都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了。」

唯笑这样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彩花】
「唯笑!」

唯笑继续向前走,阿彩紧紧地抓住她的胳膊。

【彩花】
「逃避是不行的呀!」

【彩花】
「自欺欺人是不行的!」

【唯笑】
「说谎的是……」

【唯笑】
「……是阿彩吧?」

【彩花】
「哎!?」

【唯笑】
「阿彩……阿智……」

【唯笑】
「……喜欢阿智,对吗?」

从阿彩的手掌里用力拔出自己的手。

大眼睛里浮起一层薄雾似的泪水。

【彩花】
「嗯……是的……」

【彩花】
「我也喜欢智也。」

【彩花】
「但是,现在不同了。」

【彩花】
「现在……我已经放弃了……」

【彩花】
「智也对我根本就没感觉……」

【彩花】
「而且,他的眼里只有唯笑……」

【彩花】
「所以,因为是唯笑,所以我可以放弃。」

【彩花】
「我和智也一样……喜欢……」

【彩花】
「喜欢唯笑……」

【唯笑】
「阿彩……」

【唯笑】
「唯笑……唯笑……」

站在眼前的阿彩的身影。

她的轮廓似乎发出了白色的光环。

那身影如同梦幻中的少女一般。

【唯笑】
「……阿彩……」

唯笑小声地叫到,扑进阿彩的怀里。

紧紧地抱住了阿彩。

一种十分亲切温暖的感觉……

【彩花】
「嗯?怎么了?」

【唯笑】
「因为……因为……」

【彩花】
「没关系哟!」

【彩花】
「没关系的……喏,不要哭了!」

【唯笑】
「嗯……」

【彩花】
「因为唯笑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呀……」

【彩花】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阿彩喃喃细语着,

轻轻地抚摩着唯笑的头发……

【彩花】
「啊,所以……」

【彩花】
「所以,说出来吧!」

【彩花】
「对智也说出来吧!」

【唯笑】
「……嗯……」

把脸埋在阿彩的柔软的胸前。

那种过分温暖的感觉使唯笑无法停止哭泣……

………………
…………
……

小雨连续下了三天,直到今天午后时分才渐渐停了
下来。

湿漉漉的柏油路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放学后,只有唯笑和阿智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智也】
「啊,唯笑?」

阿智忽然好象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

【智也】
「彩花怎么了?」

【唯笑】
「问我‘怎么了’,你们不是同一个班级吗,阿智?」

【智也】
「啊,是啊。但是我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座位
上了呀!」

【唯笑】
「不是‘注意到的时候’、而是‘睡醒的时候’吧?」

【智也】
「哦,就算是这样吧呀……」

【唯笑】
「阿彩说她要去学生会。」

【智也】
「学生会?是年级的学生会吗?」

【唯笑】
「是呀。6月底不是有个合唱比赛吗?」

【唯笑】
「好象今天商讨这件事情吧?」

【智也】
「哼……合唱比赛,唉……」

【唯笑】
「对了,她还说明天也要开会。」

【智也】
「哎?」

【唯笑】
「学生会说的……明天还要开会吧……」

唯笑狠心地说了谎。

因为是阿彩强烈要求说「就这样说吧!」……

所以还是按照那样说了……

【智也】
「嗯?怎么了,唯笑?」

【唯笑】
「哎?什、什么啊?」

【智也】
「啊,你的说话方式!」

【智也】
「怎么这么心神不定地说话,怎么有点……」

【唯笑】
「心神不定?……没有啊……」

哇,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下去,说谎不是就被看穿了嘛……

如果不想办法蒙混过关的话就……

【唯笑】
「阿彩真可怜啊,星期日也要去学校……」

【唯笑】
「是吧?阿智,你不那么认为么?」

【智也】
「啊,啊……」

【唯笑】
「嗯……阿智呢?」

【智也】
「啊?」

【唯笑】
「阿智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智也】
「没有,没什么安排……」

【唯笑】
「是吗?没有安排呀……」

【唯笑】
「唯笑明天也什么事也没有呀!」

【智也】
「嗯。」

【唯笑】
「没事做,很空闲呀,说不出的空闲呀!」

【智也】
「哎……」

哎……

为什么那么冷淡呀……

【唯笑】
「啊……明天干点什么呢?」

【智也】
「…………」

【唯笑】
「真的太空闲了啊……」

【智也】
「…………」

【唯笑】
「哎?你说做什么好呢?」

【智也】
「这种事不要问别人呀!你自己想,自己!」

【唯笑】
「啊……你真讨厌!」

【唯笑】
「我就是因为自己想不出来,才会问阿智的呀!」

【智也】
「那样的话,你就约朋友出去玩不就行了吗?」

【唯笑】
「如果可以那样的话,我不就不用那么烦了吗……」

【唯笑】
「唯笑周围的人,都说明天都有安排了!」

【智也】
「…………」

【唯笑】
「啊……有没有谁有空呀……」

………………
…………
……

结果,一直到家,阿智仍然没有说出我期待听到的
话。

【智也】
「那再见了!」

阿智轻轻地向站在门前的唯笑挥了挥手,开始继续
走路。

【唯笑】
「啊……等、等、等一下!?」

慌忙叫住智也。

唯笑(真没办法……)

唯笑(这样的话,只好自己先开口了。)

【唯笑】
「那……对了,阿智……明天有空,对吗?」

【智也】
「啊,嗯。」

【唯笑】
「有点……碰巧啊?」

【智也】
「碰巧?」

【唯笑】
「是呀!阿智有空、唯笑也有空……」

【唯笑】
「这样一来不正是……碰巧吗?」

【智也】
「倒也是啊?」

【唯笑】
「是呀!绝对是的啊!嗯……」

【智也】
「‘嗯’什么?」

【唯笑】
「所以啊……」

【唯笑】
「好不容易碰巧、有空的人碰到一起了……」

【唯笑】
「明天一起……」

【唯笑】
「不如我们一起去哪里做点什么吧……」

【唯笑】
「我想我们一起去做点什么……」

【智也】
「我们一起……去?」

【唯笑】
「……嗯,嗯!」

【唯笑】
「比如,去那个可以看到海的公园啊,都好久没去
过了……」

【唯笑】
「小的时候,我们不是经常去那里吗?三个人一起
……」

【智也】
「可以看到海的……公园……」

【唯笑】
「不行吗?」

在说着的时候,突然,阿智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

唯笑(果然……不行啊……)

唯笑(是呀……一定会是这样的哟……)

唯笑(阿智所等的不是唯笑呀……)

【智也】
「对不起。」

【智也】
「我突然想起有点事……」

【智也】
「无论如何都得去做的事……」

【智也】
「所以……以后,下次吧?」

【唯笑】
「……下次?」

【智也】
「啊,啊……」

唯笑的心在绝望中破碎了。

【唯笑】
「嗯,明白了……那就下次吧?」

【智也】
「嗯……」

【唯笑】
「一定哟?」

【智也】
「啊……」

【唯笑】
「那,阿智,再见了?」

【唯笑】
「再见……」

拼命抑制那种要哭出来的感觉,勉强挤出笑容。

因为我不希望他更讨厌我……

………………
…………
……

唯笑一个人来到图书馆。

凝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寂寞的感觉油然而生……

而且,如果阿彩打电话来问的话,真不知道应该怎
么回答。

今天约阿智出去的事情阿彩也知道。

不仅如此,约他的方法呀、计划呀,全部都是阿彩
教给我的。

阿彩是为唯笑着想才教给唯笑的。

如果现在听到阿彩的声音的话,唯笑一定会哭出来
的……

今天一定不能哭。

如果哭了就无法再恢复到以前了……

……因为有那么一种感觉。

唯笑(或许是唯笑会被讨厌吧……)

刚刚看到的阿智那严厉的表情,一直铭刻在我的记
忆之中不能忘怀。

我想大概阿智已经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了。

所以,阿智真的……

【智也】
「我认为唯笑是不会说这些的人哟!」

【智也】
「说实话,你这样说会让人觉得很烦。」

【智也】
「觉得很奇怪哟,唯笑……」

……特别想这样说我,对吗?

对不起,阿智。
真的,对不起!

但是想想看,或许这是理所当然的。

阿智没理由会喜欢像唯笑这样的人。

阿智所喜欢的不是唯笑……而是阿彩啊……

………………

突然,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和阿智一起到图书馆的阅览室去学习,那天的事……

那时,只是碰到了阿智的肩膀,只是那样就叫唯笑的
心砰砰乱跳。

根本无法认真学习,只是呆呆地盯着阿智的侧影看。

把英文笔记放在一边,一起玩耍……

最后,送给他黄色郁金香的时候……

……我该问他这样的话吗?

【唯笑】
「阿智……已经忘记了吧……」

【唯笑】
「唯笑以前送给阿智的东西……」

【唯笑】
「用折纸做的……蓝色的……郁金香……」

但是,阿智完全忘记了……

唯笑却全记得呀。

因为对于唯笑来说,那是无可替代的、重要的回忆
之一。

令人怀念的童年时代,那件事……

还保存着那朵蓝色的郁金香吗?

……………………………

【唯笑】
「没有理由还保存着……」

我小声嘟囔着站起来。

图书馆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唯笑没精打采地跑了出去。

向上仰望,天空已经被染上了暗红色。

………………

………………
…………
……

好久都没来过的公园,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灿烂的阳光的照射下,青翠的树木、波光粼粼的
蔚蓝的大海和往昔一样的美。

我环视着四周。

跑来跑去的天真烂漫的孩子们……
相拥着坐在长椅上的情侣……

【唯笑】
「……啊……」

突然,我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在寻找阿智
的身影。

唯笑(就是为了找他才来这里的,对吗?)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唯笑(那是…………为了让自己死心的缘故。)

(说谎。)

唯笑(真的哟。因为阿智根本没有理由来这里。)

唯笑(因为阿智拒绝了……唯笑被拒绝了……)

(但是,事实上,难道你不是在期待着吗?)

唯笑(没有呀……不是那样子的……)

唯笑(只是觉得,无论怎么说,没有理由不来呀……)

(别自己骗自己了。)

唯笑(自欺欺人什么的……我可不会那样。)

就在那时!

哐……

好象听到什么被踢倒的声音。
眼前是树荫。

我象是被什么吸引住似的,向那里靠近。
向里面望去。

…………………………………

【唯笑】
「怎么了?」

没想到,我开口说话了。

【智也】
「唯笑……」

【唯笑】
「为什么……阿智……」

唯笑(难道……是为了见唯笑?)

唯笑(不是……没有理由……)

唯笑的心在翻腾着,充满了期待和不安。

【智也】
「因为有事……」

【唯笑】
「你说有事?」

【智也】
「不是……喏……」

【唯笑】
「…………………………」

【智也】
「想看海……」

【唯笑】
「……哎?」

【智也】
「因为,特别想看海……」

【唯笑】
「……那就是……你的事情?」

【智也】
「啊、啊嗯……」

【智也】
「那就是……事情」

理由是无所谓的,什么都可以。

今天,阿智来了这里。

这些就可以让唯笑非常高兴了。

【智也】
「在这里碰到……真巧啊?」

【唯笑】
「嗯……碰巧,啊?」

【智也】
「难得碰巧遇上……」

【智也】
「我们一起走一会好吗?」

阿智这样微笑着发出邀请。

看到那微笑,唯笑的心好象快跳出来了。

真想马上就拥抱着他,倾诉自己所有的心声。

但是……

【唯笑】
「嗯。」

和自己的想法正好相反,拼命地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阿智和唯笑肩并肩地,在公园的散步道上慢慢地走
着。

【智也】
「哎,唯笑?」

【唯笑】
「嗯?」

【智也】
「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唯笑】
「什么呀?」

【智也】
「在开学典礼那天……我们一起去过花店,对吧?」

【唯笑】
「嗯。」

【智也】
「那时,你准备说什么?」

【唯笑】
「哎?」

【智也】
「是关于花的含义。」

【智也】
「蓝色郁金香的含义……」

【智也】
「那天,我最后没有问它的含义,对吗?」

【唯笑】
「啊……那个啊……」

唯笑说着,眼睛看着大海。

知道阿智在从旁边看着呢。

那视线莫名其妙的让人感觉到痒,唯笑自然地眯起
了眼睛。

【唯笑】
「那个……那个啊?」

【唯笑】
「……没有。」

【智也】
「哎?」

【唯笑】
「蓝色的郁金香,没有含义。」

【智也】
「…………」

【唯笑】
「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蓝色的郁金香,对吧?」

【唯笑】
「所以,没有含义。」

唯笑转向阿智。

【唯笑】
「但是,」

【唯笑】
「唯笑可以想象啊……」

【唯笑】
「蓝色的郁金香,在开花的时候……」

【唯笑】
「从雨后的蓝色天空中,一滴水滴落在草原上,」

【唯笑】
「在那里,淡蓝色的、小小的、可爱的郁金香开放
着。」

【唯笑】
「只有在唯笑的想象中才开放的花朵……」

【唯笑】
「世界上唯一的一朵,唯笑拥有的花……」

说完了,觉得浑身无力。

腿磕磕绊绊连路都走不好了。

唯笑(已经完全说出了?)

唯笑(那是唯笑的……感觉哟!)

已经到了极限了。

心中涌起的那份感情似乎无法抑制。

【智也】
「唯笑……」

阿智轻轻张开嘴的同时……

扑通!

唯笑摔倒了。

被石头绊了一下,坐在了地上。

阿智迅速地伸出左手。

【唯笑】
「阿智……」

【唯笑】
「唯笑……在等你……」

【唯笑】
「一直……一直……都在等你……」

【唯笑】
「尽管认为你不可能来……」

【唯笑】
「唯笑……以为你讨厌唯笑……」

【唯笑】
「但是……还是不想放弃……」

【唯笑】
「因为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

【唯笑】
「决定了一定……要在今天告诉你……」

曾被抑制住的感情接二连三地涌了出来。

不知为什么,眼泪掉了下来。

【唯笑】
「阿智……」

【唯笑】
「唯笑……」

【唯笑】
「从很久以前……」

【唯笑】
「对阿智……」

唯笑拼命地用手背擦着止不住的泪水。

擦了又擦,泪水还是不停地涌出来。

阿智用温柔的眼光看着唯笑。

心仿佛被那目光紧紧地揪住了……
……结果,眼泪还是无法止住。

【智也】
「唯笑……」

【智也】
「不要哭了……」

【智也】
「唯笑是不哭的孩子……」

【智也】
「唯笑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只可以笑……」

听了这些话,唯笑又想起了那时候。

给给阿智蓝色郁金香的时候……

那时阿智也是用同样的话安慰唯笑。

【唯笑】
「呜……呜……」

【智也】
「谁欺负你了?」

【唯笑】
「呜……呜……」

【智也】
「我一定会狠狠地教训欺负唯笑的那个家伙!」

【唯笑】
「不是的。」

【智也】
「哎?」

【唯笑】
「手指,破了。」

【智也】
「手指?」

【唯笑】
「被剪刀弄破的。」

【智也】
「……真的!在流血!」

【唯笑】
「我想做个礼物给阿智……」

【智也】
「……这是什么?」

【唯笑】
「郁金香……可爱吧?」

【唯笑】
「把折纸剪好,用胶带贴上,修饰一下,就作好了。」

【智也】
「郁金香?」

【唯笑】
「粉红色的是唯笑的,蓝色的是智也的,给你。」

【智也】
「蓝色的郁金香……」

【唯笑】
「?」

【智也】
「……啊,谢谢。」

【唯笑】
「所以,手指,破了」

【唯笑】
「痛,好痛哟……」

【智也】
「知道了,不要哭了!不许哭了哟!」

【唯笑】
「呜……呜……」

【智也】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必须笑!」

【智也】
「唯笑的名字是这样的……」

【智也】
「唯笑的妈妈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唯笑】
「呜……呜……」

【智也】
「所以,唯笑绝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对吗?」

【智也】
「明白了吗?」

【唯笑】
「不明……白……呜……」

【智也】
「…………郁金香!」

【唯笑】
「哎?」

【智也】
「郁金香、做得好漂亮啊!」

【唯笑】
「……漂亮?」

【智也】
「好,漂亮哟!」

【唯笑】
「真的吗?」

【智也】
「嗯。」

【唯笑】
「………嘿!」

【智也】
「所以……」

【智也】
「所以不可以哭了哦。」

【智也】
「唯笑……」

【智也】
「我,还没回送礼物呢!」

【唯笑】
「……哎?」

【智也】
「蓝色郁金香的回赠哟。」

唯笑(阿智……)

唯笑(原来记得呀……)

唯笑(那蓝色的郁金香的事情……)

阿智的右手悄悄地转到背后。

然后,从后背抽出了什么,递给了唯笑。

那是一朵红得好象要燃烧起来的郁金香。

【唯笑】
「这个……送给唯笑?」

【智也】
「啊……」

【唯笑】
「为什么?」

【智也】
「不是说了是回赠给你的吗?」

【唯笑】
「但是……」

阿智犹豫着抓住唯笑的左手,把郁金香放在她的手
里让她握住。

【唯笑】
「阿智……」

鲜红的郁金香放在胸前,热泪再次涌了出来。

【唯笑】
「阿智……」

【智也】
「嗯?」

【唯笑】
「阿智……」

【智也】
「什么呀?」

【唯笑】
「……谢谢你!」

用嘶哑的声音小声地说。

轻轻地抿着嘴唇,深深地将花香吸入胸腔。

【唯笑】
「嗯……」

【唯笑】
「有阿智的味道……」

说着,冲阿智嫣然一笑。

如同初夏的海风一般温暖的笑容。

唯笑的手心感受着阿智的温暖,想起了那天说的话。

是开学典礼的那天,在花店里唯笑自己说的话……

【唯笑】
「阿智?你知道郁金香的含义么?」

【智也】
「这个……」

【唯笑】
「郁金香啊,根据颜色的不同含义完全不一样哟!」

【智也】
「哎?真的么?」

【唯笑】
「白色,代表失恋。」

【唯笑】
「黄色,代表没有希望的恋爱。」

【唯笑】
「紫色,不朽的爱。」

【智也】
「红色呢?」

【唯笑】
「红色的啊……」

【智也】
「?」

【唯笑】
「……爱的宣言!」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