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几许,尘落几许,无心顿笔。

只因那一言不尽的心语,名为孤寂。

独自站在北半球的边缘,彼时,天还未暖,春仍深眠。

我轻拥着一抹微冷的惦念,痴心地沉沦在红尘的轮转。

默许着那些敷衍,默许着那些寒暄。

微风习习,淫雨霏霏。

待到一痕温暖破晓了天空的阴霾,又将会是一曲怎般的天籁?

念白有些慌张,思念有些太长。

屹立在北半球之上,我终望不穿的是你的目光,和自己的悲伤……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