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部:早一年上

 

人物:

 

家人组:张和(男) 张新华(男) 同学组:李灏(男) 钟剑文(男) 李梓豪(男) 当地人组:沈宗阳(男)胡池娇(女) 老叔(男) 胖婶(女) 刘冠华(男) 马辉宝(男) 其他组:回收站工作人员×3 菜市场顾客若干

-------------------------------------------------------------------------------------------

时:某日早 地:某县城火车站 人:张和 张新华 第一场 (引子)

 

(镜头从火车站的穹顶缓缓移动到站台上,然后他俩出现在镜头里)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张和正在打电话)

张和:喂,李灏啊,我已经到了啊。嗯,嗯。这边一切都挺顺利的,你就放心吧哈。啊啊,你也保重啊,就这样啦,拜拜。

张新华:(惊讶地)哟,原来还是有明理之人的啊。

(两人走出镜头,画面变模糊,引出标题)

...........................................................................................

时:(同上)地:大巴上 人:(同上) 第二场

 

(张新华正打电话)

张新华:喂,哎,我张新华啊!

声:呦,是老张啊,这大过年的,不忘跟我打个电话哈。在广州打拼得好么?

张新华:(叹了一口气)唉,别提了,我正想回你们这儿混口饭吃呢。

(张和在一旁十分轻蔑地看着张新华)

声:呃,哦,呵呵,没事儿,我们的老同志,回来吧,你专业不是技术么,这边厂子正好缺技工呢,正好。

张新华:哦,哦(面露喜色),太好了,谢谢你啊(看了看旁边的张和)。

(给张和迷茫的表情一个特写)

张新华:还有啊,咱那边有中学吗?

(这时张和突然反应过来,一把将张新华的手机夺过去)

张和:(大声地)我坚决不在这里上学!

(全车人都惊奇地看着他)

...........................................................................................

时:某日中午 地:某高速公路服务站 人:(同上) 第三场

 

(两人坐在台阶上吃快餐面)

张新华:哎,儿子哟,你为何不愿在这里读书啊?是不是嫌这里特别土啊?

张和:不是这样(吹了吹面条)。

张新华:那你就去读书啊,你想想你老爸,没读过什么书——(被打断)

张和:太差了,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太差了。如果我在这里读,一点意义也没有。

张新华:那你想怎样?回去读?不可能(挥了挥手)!

张和:(塞了一口面)你不是常说你活得很苦吗?其实我只是想感受感受你所谓的“苦”。

张新华:小孩子,能知道什么叫苦?哼,别再打什么歪主意了,我们啊,注定是这样啦,没办法啦。

张和:不(看了看天)。我要为我之前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张新华:(不屑地瞟了他一眼)怎么付出代价啊?你现在不已经在付出了吗(大塞一口面)?

张和:这样,我打算在这里工作个半年,赚点钱,供我自己回去读书。

张新华:唔(含着面,愣住了)...

张和:我知道,这条路会很难走(一手搭在父亲肩膀上)

张新华:那么读完初中,你以后呢?还有,在那边,你住哪里啊?!唉,儿子,你能想到的太少了。

张和:(坚定地看着张新华)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试一次,若我失败了,那就像你说的,做一辈子长工,但是,如果我胜利了,结果就不一样了。不去拼一拼,那么只有一条路,无法逆转地苦命一辈子。

张新华:(点了点头,把面放在一边)好,我给你这个机会,加油吧,小伙子。(微笑)

画外音(张新华):还是长大了呢。

...........................................................................................

时:某日下午 地:张氏之家  人:张和 张新华 第四场

 

(打开了们,两人进入房间)

张和:啊,好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上一次来的时候还能见到奶奶呢。现在却什么都见不到了。

张新华:嗨,别一到家就说那些扫把星似的话。搭把手,一起整理下这个家吧。

(一会后)

张新华:嗯(扑倒在沙发),差不多了。对了,帮你找份工作吧。

(打开手机,打电话)

张新华:喂,是老叔吗?

老叔:哟,这不是老张么?听说你回来了啊,有啥事啊,广州经济不景气?

张新华:啊,呵呵,没什么啦!对了,你生意如何?要不要个帮手?

(切到老叔所在环境中)

老叔:我啊...你等等...

(老叔在猪肉铺旁站着,指挥他儿子给顾客切猪肉)

老叔:好了,咳咳,你别告诉我你要来帮我切猪肉啊哈!

张新华:(叹气)不是我,是我儿子!

(老叔吃了一惊,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老叔: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

时:某日晚 地:XX饭店 人:张和 张新华 老叔 沈宗阳 第五场

 

(四人围在一桌吃饭)

张新华:哎,事情就是这样。

老叔:现在的世道啊...好吧,多一个助手也好。

张和:啊,那么太感谢了,叔叔。

老叔:哦哦,叫我老叔就好了。从年轻到现在,谁都这么叫我(看了一眼在微笑的张和)。连我这不争气的儿子(看了看他发窘的儿子)也这么叫我哟。

(张新华示意儿子自我介绍)

张和:那个,我叫张和,您以后叫我小张就行了。我今年14,以后工作多请关照啦。

老叔:还是城里出来的人有礼貌些。沈,你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沈宗阳:张叔,小张,两位好,我叫沈宗阳,今年(切侧面)我15.

老叔:嗯哼,那个小张啊,你明天六点半到XX路的XX档口来工作。至于工资嘛(切到张新华抿着唇的脸颊),我们也不贪财,每月最少给你800,如果你能赚到额外的钱,就自己留下吧。

(老叔粗犷地笑起来)

(沈宗阳皱着眉头)

老叔:还有,中饭晚饭咱们管了,成不?

张和:太感谢您了,老叔。

...........................................................................................

时:某日早 地:XX菜市场 人:张和 老叔沈宗阳 第六场

 

(张和与老叔在搬猪肉)

张和:(大喘气,把猪肉放上铺面)嗯,嘿!

老叔:嘿嘿,小伙子蛮有劲的嘛(捏了一下张和的手臂)

(沈开始快速分解猪肉)

张和:嚯,好熟练!

老叔:你也别闲着,跟沈好好学学!

(过了一阵,人稍微少了点)

(老叔开始教张和如何分解猪肉)

(注:展示一些片段即可)

(到了中午休息)

沈宗阳:小张啊,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沈走开,去到蒸锅旁边)

(张和开始收拾摊位)

老叔:沈啊,去看看饭好了没

(切到沈,打开锅盖)

(张和把头伸进蒸汽)

老叔:(走近)如何?

张和:啊,好香。第一次接触这种新鲜的米呢!

老叔:哈哈,绝对不比城市里的差!

...........................................................................................

时:某日中 地:XX理发店 人:张和 沈宗阳 第七场

 

(两人来到XX理发店)

沈宗阳:小哥,混社会的得有个样儿,帮你打扮打扮。

(张和的刘海被染成了黄色)

(展示一些片段即可)

沈宗阳:(对着镜子中的张和说)不错吧?

张和:(勉强地笑笑)是,是不错。

沈宗阳:呵呵,(摸着自己被染成红色的刘海)这才像个样儿嘛。得,就认你一个兄弟。

...........................................................................................

时:某日下 地:XX菜市场 人:张和 第八场

 

(两人站在老叔面前)

老叔:哎,沈啊,你这孩子,居然把人家小张拉去染发,这下可好了,我该怎么向老张交代啊?

(沈沉默不语)

张和:这个,这个不必担心,我回头向我爸解释一下就好了。人家沈宗阳也不是恶意哈。

沈宗阳:小事情啦,老叔你真是的,大家都是混社会的,别装的你好像不得了似得啊。继续卖肉吧,客人等着咱呢。

老叔:唉,你这糊涂一时的孩子啊。

沈宗阳:(冷笑)哼。

(一阵子后)

顾客甲:来两斤五花肉,多点瘦。

沈宗阳:好嘞!

(沈迅速把肉切好,张和熟练地接过,过秤)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