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而不实的iPhone XS Max,日渐衰落的香港,和身陷囹圄的我

新买的iPhone挺好看,握在手里有一种奢华的感觉。可我还是觉得买亏了:上手体验与我的小米8相差无几,都是上划解锁,都是右划退出,开微信开淘宝的时间都差不多……而我最在意的拍照录像功能,苹果这回的系统居然砍掉了直传原片的选项,无论是用邮箱还是用微信QQ,到手的素材都是被压缩过的。这充分让我体会到了「好的设计师不仅要让用户体验极佳,也要让用户在对自己不利的功能上体验极差」的道理。可能用iTunes可以做到导出原始素材,不过我们这回出行时间紧迫,没想着需要电脑。总而言之,如果是我,还不如花四千块的价格买一个安卓界当今最好的手机「华为P20+」。其实老妈跟我想法一致,但老爸执意送老妈这款手机,毕竟盛情难却嘛,只好收下。
其实之前还稍微对这个城市抱有小小的期待,比如想要去一些影视剧的取景地圣地巡礼,但来过之后,这种想法便烟消云散了。走在人满为患的大街上基本看不到本地人的笑容,进店呢,又要忍受他们的臭脸。真是的,我又不欠你们什么。从前两年开始,香港市民同内地游客之间发生冲突的新闻,我们是见得越来越多。随便在网络上搜索一下就能看到诸如《香港人将内地赴港游客称为“蝗虫”》、《香港导游辱骂内地游客》这样的消息。在我看来,他们表面上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杰出代表,可骨子里,还是盯着眼前一亩三分地的小农心态。他们不理解香港的崛起,是依托大陆市场的结果。多年来的资本灌输,只给香港带来了纸面财富,而不是真实的生产力。
老妈说,她十年前来香港的时候,这里的人都还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的经济实力比内地强,有一种得天独厚的优越感。可就在最近这两年,内地赶上了,而香港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如同「温水煮青蛙」般无法自拔。他们之所以横眉冷对我们这些“外地人”,是因为他们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他们还是想保持着自己原本高高在上的姿态。可惜这个世界是瞬息万变的,陈力就列,不能则止。这是事实,是不论他们再怎么抱怨,再怎么嫌弃我们,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其实这个视频上周就应该做好了,可惜电脑坏了,只好拖到这周。不过也好,可以新加点内容进去。这一周可以说是写文周,七天之内肝了十篇原创文章出来,同和君表示自己已经莫得感情了。说来也怪,秋天的思绪比其他季节多好多,而且思维也会变得比较消极,可能是我老了吧,哈哈。今天跟老同学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高考。我说,我这叫「上山下乡」,从广州考到肇庆,还是从一个重点高中出来的,感觉有点荒诞。他说,如果我现在在广州的大学读书,那么我现在真的什么都有了。是啊,他不知道,自从我上大学以来,有关复读的梦就做了上百个,我自己记得内容的就有三四十个,学校稀奇古怪,有我老家湖北的,也有广州的,甚至还有香港的……身边的同学也形形色色,有我小学的,有初中的,有高中的,甚至大学舍友……他们以各种形式组合在一起,在我的梦里演绎出各种各样的故事……当然,也少不了她的身影。在现实中,我早就跟她断绝了关系,微信也删了,可想忘却忘不了。梦里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滑稽,可我却少了一分想爱的感觉。同学问我,既然这么不甘心,为什么当年不去复读,他说他还记得放榜后最后一次回校的时候,勇哥“大赫天下”的豪言:“想复读的,等会解散了,私下跟我说就好,我勇哥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人。”他不知道,高三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地狱般的煎熬,那个时候就真的是不想学习,直到今日,我也极度憎恶那些基础科目。因为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有用的知识我才愿意学,哪怕仅仅是用来装装逼也好。但你跟我说,学这些东西是为了上好的大学,我就觉得毫无意义,因为那些知识本身是没什么用处的。所以啊,我心里很清楚,再复读一百次,我都没法考上好大学,说不定如今的结局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
就跟港产片《赌神》里戴在刘德华手上的那块金表一样,这部价值超过一万港币的iPhone手机是华而不实的;而影片里当年的那个举世无双的香港,到如今已是日渐衰落,物是人非;而我则像那个「赌神」一样,一夜之间仿佛回到解放前,就算平时能够混出点看得过眼的成绩,但相比之下那都是小打小闹,今昔非比。这次香港之旅,对我个人而言就是一次「黯然销魂之旅」,它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iPhone,一个真实的香港,和一个真实自我。可能iPhone还需要一点时间摸清自己的地位,香港还需要一点时间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可能我需要一点时间才能从自己当下的失败中走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