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脑子里一直浮现一个场景:《前目的地》中酒保手里帮助他穿越的手提箱最终停留在了「ERROR」上。

我的人生也停在了 「ERROR」上。

事到如今,我甚至忘记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了。

兴致冲冲地出门找地方吃晚饭,竟然一时没主张了,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饿的时候想过吃这个吃那个,真正去吃,却每想起一家就觉得一家没意思……

高中的时候我问过自己一个问题,我到底在追求什么,那个时候我刚从编剧的位子上退下来,但还是抱持着一份信念想要完成它,其实那个时候的热情已经衰退了,更别提现在。然后又加入社团,又拍微电影小视频什么的。然后我反应起来一点,这些是真的我自己发自内心想做的吗?其实根本不是,如果不是一路上来遇到那么多不公平,受尽屈辱的事情,我根本没必要呐喊,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出来。所以有些事情不能从表面看,乍一看好像是我主动提出写文章拍视频,其实是过去的事情被动着推着我让我去完成这些工作。

如果除去这些,当时我问自己,得出一个结论,甚至让我自己都花了好长时间来接受,那就是:

普普通通工作,把剩下的时间交给虚拟世界,让游戏充实我的人生。

每次打游戏,尤其是那种养成的游戏,我都能获得极大地幸福感,就好像自己拥有了那些虚拟的东西一样,特别满足。甚至直到今日,我内心的答案也是这个。

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获得这些,所以我会花费更多更多的时间精力来争取获得这些的权利与途径而已。最终目的还是安逸地、无忧无虑地、岁月静好地生活。就像开发电脑是一件无比复杂的工作(单片机就够受的了),但发明他却是为了便利我们的生活,以后甚至开车都不用自己开了,公文都可以输入需求大纲然后交给计算机自己编辑了……可以说十分矛盾。

但这条路太漫长了,在追求这些权利的路上,我迷失了,我再也找不回自己最开始追求的是什么,以至于最后却是拥有很大的权利,我能肆无忌惮做很多工作,却不知道具体该干什么。就像你想吃大龙虾,费尽心思赚到了天天都能吃大龙虾的钱,但这个时候你才发现,你忘记了最开始是为了吃大龙虾才赚这么多钱,甚至到最后你可能不喜欢吃大龙虾了。

如果不是有一个契机让我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可能我最终真的会一直迷失下去,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只是为了获得尊严而工作,为了获得金钱而工作,却不知道有了钱之后该干什么让自己活得更开心,更快乐。

今天去珠江新城面试网易游戏,就在两周之前,我还将入职他们视为重要目标,但现在我不会了。我当时有这个目标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我初中同学也在那里工作。能进去工作就相当于跟她又回到同一起跑线了。她高中在广雅,大学在广外,也就是说我一个二本的学生终于又回到了一本学生的交际圈,如果能做到这一步,至少会让我非常心安。

可现在我不会这样去思考了,我认为与初中同学攀比,也是一种外界的被动,和当年我做视频写剧本别无二致。究竟该不该花时间花精力去做这样一件事,每天面对着超过996压力的工作,每个月拿着8k的工资拼死拼活,一周也就一天能回家,即便是人就在广州……

这样的生活,其实与我的本心相去甚远。还好我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去腾讯大粤网在肇庆的分部。我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们的工资能给到那么高,高到我认为极度离谱,一个月两万多,董事长亲自面谈我,跟我confirm,还说出了「如果不嫌弃请留下了」这样的话……也正因如此,我才静下心来再度思考(甚至他刚找我的时候我还是很不屑的态度,直到我和家里人还有朋友沟通才慢慢冷静下来思考),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说真的,编程那样缺乏创造力的工作,我真心不喜欢,但很多时候我又找不出借口反驳那些「反正工资高」的同学的说辞。让我进媒体、文案策划岗,说真的,像网易那种从早上9点写到晚上12点,我完全不会反感,完全可以接受,甚至不给加班工资都可以,更别说不仅不会工作这么长时间,而且还有周末双休,工资还那么高……

今天面试的情况也就那样,被问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然后看面试官不带任何情绪的表情,也看不出是个什么结果,其实也不重要,如果通过那就多一份谈资吧哈哈。面试完后还偶遇了老朋友,一起去吃了饭,还陪他去医院打针……听他说了好多有趣的事情,这家伙和去年那个丧样比,真的是变了好多,我也非常庆幸那个时候能狠下心来突然跟他断绝联系,让他破釜沉舟拼一把,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呢,是吧?这不就进珠江新城的公司了嘛,一个月两万,美滋滋。

我希望以后我能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其实自己目前这个决定,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吧。就算别人说,你一个广州户口的人,怎么就溜去肇庆了呢?真就因为大学在那里读然后与主流社会脱节了?我也能坦然面对,因为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了,这种东西在生活节奏特别快的广州找不到,深圳找不到,只有肇庆能找得到。

其实我很庆幸,这么年轻就能想明白这些事情,不用再走那么多弯路,遭那么多罪。也非常感谢腾讯大粤网他们能给我这样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曾经听说肇庆学院卧虎藏龙,有好多中科院级别的大佬混迹其中,问及为什么不去更号的大学发展,重本甚至博导之类的要进去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其实他们也想明白了这一点,那些工作压力大,太劳神。

必须要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们很有学问,但他们也有不发光发热的权利,为什么失去了奋斗的热忱,这是个很复杂的命题,这需要我们慢慢思考,或许已经被我们抛诸脑后——因为我们已经经历过那样的峥嵘岁月,只不过是退役选手最后的归宿,人活在世界上,就是要让自己开心。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