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欺凌的受害者是有一些共有特征的,比如老实,懦弱,还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给人以一种可以随意欺负的性格气质。我们不习惯,不善于甚至不敢于去与别人直接地对峙,表达自己明确的抗议与不满,即使是在这样的反应极其正当的时候。为什么说不善于,甚至于不敢?因为担心反抗的姿态会遭来更加激烈的还击。那些别人的攻击我们都避之不及了,哪还敢奋起反抗然后招致更多欺凌?

日常在生活当中,为了避免被别人敌视,我们会尽量地让自己逆来顺受,尽量地讨好,以获得别人的喜欢。甚至在一种陌生不安的情境之中,我们会逐渐地收敛自己的自我表达,个性是当今社会的奢侈品。渐渐地我们在集体之中变得缺乏个性和习惯沉默了,妄图通过这样的方式避免所有可能之攻击、危险。

然而倘若真的是这样一回事,教育部也就不必根据国务院要求,着手起草《学校安全条例》了。那些个受害者的「共同特征」终究会引起自带「施暴属性」的同学的注意,无论是在优秀或差劲的班级,小学还是大学,被盯上到被欺凌,这大概就是他们的最终归宿吧。

哀其不幸,怒其不醒。

沉默就可以躲避欺凌吗?无动于衷就代表你是个圣人吗?被施暴者,请你们好好想想,你们有真正意义上站起来想过反抗吗?你们愿意为此付出多少代价?每天早上起来锻炼身体,或自习武艺,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你们愿意以学习这些为代价换取今后在被欺凌的时候有反击的机会吗?还是说只是暂时的「三分钟认同」,在听到社会呼吁在被欺凌要用于反抗时暂时的触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学着去反抗换不来什么效果,只会让你在面对欺凌之时更加手足无措,变得更加懦弱的恶性循环罢了。

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曾有人说过「以德报怨」。抱歉,《血战钢锯岭》中的军医道斯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早已逝去,二战后世界的新格局,尤其是中国国土上的意识形态不支持,也不允许这样的动作存在。 更何况「以德报怨」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有一个很老的故事是这样的,你是一个火车司机,开着火车行进到了一个分叉口,发现你本来应该走的左边路线上有五个不听话的孩子正在那里玩,减速已经来不及了,你如果不改变路线的话,这五个孩子就会死。但是这时候右边分岔路上有一个听话的孩子在那里玩,你如果改变路线的话,这个孩子就会死。

选择权在你,你必须立刻做出选择,是杀死五个不听话的孩子,还是那一个听话的孩子。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

再想想看,如果左边是十个孩子呢,如果是一百个孩子呢,如果右边是一个杀人犯呢,如果是一条狗呢?右边的孩子该死么?他只是听话的在那里玩而已。如果是杀人犯呢,他只是因为走在那里就该死么?如果是一条狗呢,你就有权利杀了它么?那左边的孩子只是因为不听话在那里玩就该死么?你真的有权力去杀掉那些孩子么?

好了,在你犹豫的时候,那五个孩子已经死了,是你杀了他们。

“我会转向,去杀了那一个无辜的孩子,来保全更多的孩子。这就是必要之恶。我就是噬罪者。为了拯救那些人,我自愿背负这些罪恶,吃掉那些罪恶。在条件改变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这要看我所能背负的罪恶来定,我不是圣母,但也不是超人。”

以上就是笔者的回答。

所谓的必要之恶,就是为达到正确的目的,采取的错误的方法。每个人对它的感受和抉择都不一样。不同的选择也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对于一个合格的权力者,决策人,不一定要保证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的。只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有时候哪怕你不想,不敢,不愿,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你逃不开的。因为在你犹豫不作为的时候,那五个孩子已经死了。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苏联,曾经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现在已经烟消云散,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的人民,他们的历史选择的领导人在转折的时候不敢负责,不敢吃下那些罪恶。相对比而言,我很庆幸。

回到我们的主题,你若真当自己不是弱者,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有价值,那就请不要怀疑地挥出你的拳头!人间既不是坏人的天堂也不是好人的地狱,必要之恶便是不容置疑的举动。你觉得那些个加害者狰狞的面目非常可恶,那就请毫不犹豫地从他们的尸体上跨过!这样,正义便得到了伸张。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你所需要顾虑的仅仅是:「我是否将他们斩草除根了?」,「要对得起自己辛苦奋斗换来的和平岁月」。

你与普通人,只差一丝矢志不渝。

行必要之恶,首先要有的大前提,那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信念,与持之以恒,打下这场持久战的行动力,还有最重要的,把它变为你生命中的头等大事,决不逃避,不计一切代价来勇敢面对。过去的你接受了什么教育,被培养出了什么性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此地此身,你,愿不愿意以舍弃个人的全部,甚至生命(当然大部分的情境下不会这么极端,但笔者认为既然要做好觉悟,那就必须下最坚定的决心)为代价去抗击这件一定会影响你一生的事情。

逆天改命,道阻且艰。

然而遗憾的是,根据我们在香港浸会大学进修博士,并且在香港心理学协会担任研究员的陈健师兄提供的个案分析,在了解完以上残酷的信息后,仅仅只有约计10%经历了校园欺凌的学生开始试图改变自己,并取得了成功。他们站起来面对问题,积极斗争;并且其中8%的人还是在身边的老师家长不断鼓励与要求的情况下才慢慢接受改变的;也就是说,只有仅仅2%的人实现了自我觉醒,并成功改变了命运。除此之外,其他个案不是继续在懦弱的道路上愈行愈远,就是好转后又复发。师兄告诉我们,很多研究人员在得知了这令人沮丧的结果之后,一度失去了信心。这也是他们一度不愿意向外界公布结论的原因。

打个比方,学期末考试挂科的我通过穿越回到了这个学期开始之初,告诉过去的我为什么会挂科,具体在哪些题目上出了问题,等等。结果回到自己的时间线上之后发现,还是挂科了……

有人可能会感叹,这就是命啊,人各有命。但心理学,逻辑学等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性格是决定命运的关键,人云亦云的所谓「天注定」,也不过是由于在改善自身性格缺陷的过程中冲锋陷阵,导致自己预期的那个Bad Ending降临时逃避现实的讲法罢了。

这是最后的斗争,这是最残酷的斗争,但这,也是最至善至美的斗争。

新世纪的学生们,你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你们当下做出的选择,与付诸的行动,是真真正正在改变着你的性格,乃至改变命运的。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你面对困难的时候,能不能有所行动;小而言之,是为防暴,大而言之,是为人生。懦弱的人无论年纪多大还是会逃避现实,在孩童时期能够经受这样的苦难,被历练,其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这里的幸运是指这个社会大环境对你个人的综合作用下,客观在你身上反应出来的幸运,你通过这些难关有这样一个机会了解到了自身性格方面有哪些缺陷,与那些下三滥的施暴者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就活见鬼去吧!)。认识到自己缺什么,知道自己需要去做什么补救之后,能不能积极面对,每天到了锻炼的时间能不能从温暖的沼泽之床中挣扎出来,能不能在时机成熟之际决绝地舍弃自己的一切,不计一切代价与加害者顽强斗争……那些个最难度过的瞬间,你坚持下来了,那么,你的性格也就随之而改变了,你的命运,也会完全扭转,你将会迎来一个崭新而光明的未来。

还是借用师兄的那句激励我们不断前行的名言作为结尾吧:

“我们每个人都是生而有罪的,然而人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我们虽然背负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原罪,但同时,我们也对人世间的真情、美好和善良的向往和追求,而这种矛盾恰恰是人类独立于其他万物的复杂之处。人的本性是丑陋的,然而人的思想又是独立于人的本性的存在,我们本性的丑陋并不能剥夺我们去思考和追求真善美的权利——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这对双手早已经不再那般无垢;正是因为这颗心早已不再那般童真;正是因为这副躯壳所背负着的罪孽是如此深重,才使我们如此地渴望获得思想上超我的解放;如此地渴望获得内心永恒的宁静。这个世界在赐予我们生命之时,即赋予了我们每个人自由地发展自己、平等地追求幸福的权利。我们每一个普世的子民、每一个包括于其中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学生,都应当去认真地生存着,并在此基础上不断作出属于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而这正是先贤们赴汤蹈火、奋斗千年,希望向世人阐明的真理。新世纪的学生们,你们存在于这世上的本身,就赋予了你们摆脱一切束缚,自由成长的权利,赋予了你们勇敢去追求属于自己理念中的幸福的权利!正义有时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他终将会对贱辱你们的人与制度施以责罚!你们并不是任人主宰的渣滓,你们不是任人驾驭的坐骑,你们不是任人灌输的枯井!你们并不是没有名字的怪物!你们是你们!年轻而又伟大的怀疑者们!”

文案:同和君 金鱼帮主阿煜 何白渝

策划:砚园君

鸣谢:香港心理学协会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