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研《Ever17》考察文

以下考察文全部代表作者之观点,与译者无关,考察文中凡是出现的“我”全部代表作者。

转载注意:转载时请注明译者之名,OTL

阅读注意:剧透严重,未通关者慎阅

本文译者:晴空流云

出处:http://lab.vis.ne.jp/infinity/

考察文总目录(按照日本月研站点顺序排列)

考察一:石像の謎

考察二:涼権の言動に関する考察

考察三:パスワードの謎

考察四:クヴァレからIBFが見える?

考察五:つぐみと沙羅のケンカの原因

考察六:キュレイウイルスの感染経路

考察七:武は何故蘇生できたのか

考察八:ホクトは池に落ちたのか

考察九:BWとはいかなる存在か

考察十:ホクトは何故記憶を失ったのか

考察十一:涼権は何故記憶を失ったのか

考察十二:武は何故記憶を失わなかったのか

考察十三:生体反応の謎

考察十四:つぐみシナリオでの空の記憶

考察十五:4次元に関する考察

考察十六:ホクト?沙羅からは感染するか

考察十七:ココとホクトの能力

考察十八:ホクトはTBに感染しなかったのか

考察十九:武は何故見られてると気付いたか

考察二十:知らない筈の事を知る空

考察二十一:圧壊の仕方が違う理由

考察一:石像之谜

关于休憩之间的四个石像,四座石像当中有三座分别指向南·东·天空,余下的那一座石像双手则合拢在胸前,这些隐喻在游戏本篇中并没有特别地被提及到。

指向南·东·天空的三座石像暗示着构成空间的XYZ三轴(空间を构成するXYZのみっつの轴),而余下的那一座石像恐怕就是暗示着[四维空间里的]时间轴(时间轴)了。由于在三维空间内是无法表示出时间轴的方向的,所以只能将手合拢放在胸前而不指向任何方向。

不过,石像的制作者是否是本着以上推测的意向来制作石像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也许并没有某些所谓的里设定(裏设定)类的东西存在,这也许只是剧本制作一方用来点缀游戏的玩笑罢了。考虑过开始第三视点相关研究的优春制作石像的可能性,不过这个假设仅成立于2034年阶段。因为2017年时已经存在相同石像。而且,至少当时的优春很有可能并不知道石像的隐涵之意。

考察二:凉权言行相关考察

试着回想一下本篇中有关凉权言行里的事物。

其一,警备室中凉权为什么非常认真地观察监视屏。

为了找到北斗的去向,他正在使用了警备室电脑终端的场景。大概他是在这次计划中负责监视北斗的任务吧。再考虑LeMU中的空的场合,我认为由于记忆本体仍然与2017年时的状况大致相同,所以她不会知道计划的相关内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只剩下凉权来完成这个任务了,也就是说,他不但要在北斗面前扮演普通青年「仓成武」,同时也要时刻观察北斗的变化。然而,由于此时约好在警备室前见面的北斗却不见了踪影,凉权不由得变得紧张起来。

其二,当被追问到其到底是谁是为何发怒。

当被北斗追问道到底是谁以及为何要装扮成仓成武的时候,凉权则反过来逼问北斗究竟是谁。此时的凉权开始变的感情用事。这与之前所假扮的“完美版”仓成武差异甚大,究竟是为何呢?

依我看这还是与可可的故事章节有密切的关系。凉权爱慕着可可。他能够在月海面前毫无破绽地完美地自然地扮演「仓成武」,但是当从北斗口中蹦出可可之名时,他还是变得不安起来,感情用事的原因就在于此。并且,凉权都觉得自己在解救可可和所尊敬的武、以及引出BW的事情上无能为力。更何况当时已经接近LeMU的崩塌时限。再则,优春是接受了来自BW的直接指示,以只能按照优春计划行动的凉权来看,比起优春的计划,BW的存在更为重要。从这些事件中可以想象得到,凉权仍是处于一种相当焦躁不安的状态中。发生那种感情用事的场面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其三,优秋剧情

中脱离前所寻找的是什么。

终盘时,脱离前的会议室中,北斗与武(凉权)的对话,他的回答是在找东西。那么他到底是在找什么呢?与其二中的事件一起考虑的话,所寻找不正是可可(或者是武)吗。我认为从绝不能放弃、但始终还是是要战略撤退的言语来看,这样的可能性比较高。

其四,有关声音转换器的发言的意图是什。

少年视点的初期,由于馆内气压降为一个大气压,凉权提出可否摘掉戴在耳朵上的转换器的建议,造成了空的困惑的这个场景。由于要尽可能的忠实再现2017年所发生的事件,所以我认为这是多余无用的言行。也就是说,他不小心地走嘴了。

也有可能此时凉权向空搭讪的同时,有意识地注意着北斗的反应。实际上此事并不是用来搪塞蒙蔽优和空的。换句话说,再现2017年所发生的事故并非只是让BW产生错觉。在当时的情况下还有要让其自己察觉到自己是谁的必要。为了让他了解到「北斗」本不所知的事情,凉权如此发言。作为“欺骗”BW的契机,这也许是比计划时间要更早一点引出BW的意外方法,凉权可能是自己临时做出向空搭话的决定。

其五,休憩之间中一个人对酒倾言的理由。

少年视点中凉权一个人在休憩之间中饮酒的场景。但是如果单就饮酒来说还说得过去,身旁再放上一瓶打开的啤酒、低声嘟哝简直就像还有谁在身旁似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凉权如此奇怪的行动来看,一定是发生的什么事情所导致的。我们先回忆一下在此场景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就是,月海与沙罗的争吵。看到月海母女间的争吵,我可以认为就凉权来说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起因。我先假定事情起因为“月海与沙罗冲突的原因”(がつぐみと沙罗のケンカの原因)一文中所述的原因,那么如果是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凉权,当沙罗说道「那个人」(「あの人」)时应该能够马上察觉这指的是武。(本当は全てを知っていた凉権ならば沙罗の言う「あの人」とは武の事であるとすぐに察しがつく)为了完美地假扮仓成而被训练,因此,在那样的场合下并没有表现出知道事情原因的样子,但是,凉权的内心却是相当不安、困惑和内疚的。

凉权是打从心底尊敬武的,这一点从大团圆结局中可以看出。正因此,看到月海和沙罗的争吵,回忆起以前那些悲伤的事情,凉权只能是借酒消愁了。又或者是,凉权眼见身为武家人的月海、沙罗、北斗的现状处境而无法出手相助并且只能干急等待,即使他很想消除沙罗对自己母亲月海的误会,但是为了计划不得不保持缄默,心中的愧疚与不安导致他借酒解愁。凉权把武的那杯放在身旁,一个人不停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这期间不知不觉地喝醉了,不久就抱着和武一起一醉方休的幻想睡倒不起。当然一醉方休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休憩之间中凉权奇怪行为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考察三:密码(パスワード—Password)之谜

进入数据库所必需的密码相关疑问点考察

【纸を倒さないと読めなかった理由】【不把纸条倒置就无法读取[密码]的理由】为了读取到印在纸上的俳(pai)句,必须通过近似于2维平面式的视点角度来观察。也就是说,这是让BlickWinkel产生近似于3维立体式视点错觉计划中的所采用的“小把戏”。如果像那样在纸面自动印刷并且输出只是优春的小把戏的话,又或者可以判断那仅仅是优春失误之类的话,那么我只能认为剧本制作方采用了前述的制作意向。

【俳句に含まれる汉字】【俳句里所包含的汉字】

「海月の虚空に秋凉し时鸟」

将这行俳句里所包含的汉字单独列出来

「海」「月」「虚」「空」「秋」「凉」「时」「鸟」

「海」「月」指代「つぐみ(月海)」,「虚」「空」指代「空」、「秋」是指「优秋」、「凉」则是指「凉権」。也就是说,暂且不管以上四人是否知道(优春)计划中的内容,至少他们在“欺骗”BlickWinkel的计划中分别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于沙罗并非“扮演”可可的角色,再则北斗是唯一出现在后述文段《アナグラム》[见本文末尾:【アナグラム】]的名字,出于对问题平衡性的考虑,因此以上两人不在讨论之列。

再看「时」「鸟」,指代的就是被“骗”一方BlickWinkel。那么「时」与「鸟」就能被解释成用来表示“那些在时光流逝中不会被束缚的物体”。进而,相对于只能在地面爬行的陆地动物的视野,能够由空中俯瞰地面的「鸟」的视野,就能比喻成相对于三维存的四维存在。所以,可以认为用「鸟」来暗喻拥有第三视点的事实。综上所诉,并非翱翔天空而是跨越时间的流逝,并非俯瞰地面而是纵览三维世界的全体,能做到此类事情的「鸟」,只能是BlickWinkel。(空ではなく时间の流れを飞び越え、地上ならぬ3次元空间を俯瞰する事を可能とする鸟=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

「虚」用来暗喻可可的可能性也考虑过,但是,由于符合同样是必须获得救助的「武」的名字载句中却没有见到,在这一点上问题的平衡性很差,难以做出定论。(原文是“バランスが悪い。”)

还有一点,我认为月海(つぐみ)与BlickWinkel(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完全可以用两个汉字来表示,先暂且把「虚空」这两个汉字看作是「空」暗喻,然后你就会感觉到一些细节很不可思议。(译者语:继续往下看....)用两个汉字来表现的这三个人(月海BlickWinkel空),都有经过了十七年岁月外貌并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的共通点。身为完全Cure种的月海具有长生不老的生物机能,空由于是智能A.I.并不会像人类一样身体衰老,而BlickWinkel身处三维世界时是不会受到时间流逝影响的。凉权由于有5年的成长期,在这一点上并不符合。

【アナグラム】

(アナグラム:即Anagram,Anagram:由颠倒字母顺序而构成的语句)

「うみつきのこくうにすずしほととぎす」

「ホクトのこすうみ、すぎしときに、つうず」

这句俳句是Anagram。可可在本篇中说出了要用汉字重新写这句话来解决迷题的事实。

「ホクト残す海、过ぎし时に、通ず」(北斗所在之海,与过去相连)

用汉字写好后,「ホクト残す海」指的是事故发生之时,北斗所在的海域,也就是说,LeMU所在的海域。「过ぎし时に通ず」可以认为是与过去,也就是与2017年相连。因此,这句Anagram不正是意味着计划中的某些设想吗?

作为结论而列举出的三条关系到密码的“小把戏”,就为了在2034年用不同的形式或者方式来表现所实行计划中的各种要素,也可以这样说,那就是优春的暗号!

考察四:从Qualle能够看见IBF?

5月6日,中央控制室里,月海与空发生了争执,月海通过秘密操作电脑终端所获得的情报以及从水母游览船船舱中向下俯看观察的结果确信,在Drittestock之下的深海还存在着某些设施。

但是,即使从电脑终端获得的情报是正确的,难道果真能够从处于水深34米的水母游览船目视到处于水深119米的IBF吗?

当然,对于常人来说这不可能。毕竟为了掩盖IBF的存在拉博里希社使用了外观迷彩措施,从LeMU上是无法目视观测到IBF的。月海拥有红外视力,不管其是否真的能目视80米以上水深的海底,单就这种特殊的能力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

然而,月海好像确实能够从水母船里确认IBF的存在。从两点来考虑其可能性。

第一点,存在于海底的热水喷出孔(热水喷出孔)

散发热量的物体同时也会发出红外线。也就是说可以把海底热水喷出孔比作起着同样作用效果的红外热源,因此拥有红外视力的月海应该能够从水母游览船上目视到IBF。

但是,当同样拥有红外视力的北斗抱着天国石跳入水中时所看到的却只字未提。所以,热水喷出孔并没有前文中所述的作用的说法也是很有可能的。相比从水母船中透过玻璃观察海底,潜水时的视野就要糟糕很多了,但是对于到底潜到了多少米深没有任何的相关描写,所以没有必要完全推翻第一个可能性。

作为第二个可能性来考虑,月海所见到的也可能是处于Drittestock下方的升降机。沙罗剧情终盘时,北斗看见了楼梯所放出的微弱红外线,从而在黑暗中救出了沙罗。所以可以认为至少在Drittestock周边的水温是高于其他地方的。因为较高水温而被温热化的Drittestock以及通往IBF的升降机即使被月海很清楚的目视确认,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考察五:月海与沙罗冲突的原因

归根结底就是在沙罗追问月海是否是自己母亲时,谈话变得复杂起来并且演变成了口角这么一回事。

作为根据可以列举出诸如以下几件事,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平常沙罗是会就此作罢的[译者:即不会继续追问下去],沙罗手持的垂饰,生气的月海想要夺过垂饰并扔掉。“そうやってあの人からも逃げたんだ”(你这样做,就能逃离那个人吗?)这句台词中“あの人”(那个人)是指“武”。沙罗由于并不知道2017年所发生的事情,所以误认为是月海弃武而去。

另一个根据就是在中央控制室中,沙罗第一次与月海见面时的态度。很明显沙罗的已经开始感到不安。也许这时她已经察觉到了月海就是自己母亲的事实。

现暂不管为何会演变为口角,少年视点中的月海,对于周围人们完全再现以前事故时情景这样难以理解的行动抱有极其大的不信任感。而且,月海有着没有完全保护好孩子们的精神负担。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被沙罗追问用粗暴的态度拒绝也不是不无道理。

考察六:CureVirus的感染途径

空气传播·食物传播·接触传播,以众人在LeMU中的共同生活

的状况以及月海回忆起幼时在拉博里希医疗设施的情况作为切入点来考虑,我认为以上三种传播方式的可能性很低。

毕竟如果是通过上述三种途径感染,那么对于出现大量Cure病毒的感染者这一点就应该不会感到什么奇怪的。那么,究竟实际上Cure病毒是通过怎么样的途径进行传播的……

一:经由深海之蓝抗体,优春凉权两人被感染的事实。

二:月海所述,恰米沾染过她的血液。

三:月海回忆中,拉博里希公司研究员切忌被实验用动物咬伤的注意事项。

由事点一得出,将感染者血液输入非感染者体内的情况下感染的可能性极高。

而且,从事点二与三中,因为皮肤,或者是伤口,粘膜一类接触了感染者的体液,所以病毒伺机侵入。

实际上,并不存在不同类型生物间的跨种Cure病毒传播(例如:哺乳动物与鸟类,禽类与昆虫等等),从月海回忆中研究员的言行来看,我认为至少当时是知道同类型间很可能通过诸如事点二与三中的形式进行传播的。或许当时的研究水平与现在相比并不怎么先进,所以不同类型生物之间的Cure病毒传播在当时看来只是一个未被发现的事实吧。

如果Cure病毒的传播途径中一次性感染(一度可能性)的可能性很低的话,那么再看看接触传播(接触感染),考虑到前文中众人在LeMU的集体生活,像皮肤接触之类的程度都未引起感染,可见Cure只是一种传播能力比较弱的病毒罢了。

考察七:为何武能够再次醒来?

我想就算是因为Cure病毒的缘故,在接种深海之蓝病毒抗体之后所起效用的时间也太快了点。如果是这样的话,武在接种深海之蓝病毒抗体之前也许很有可能已经感染了Cure病毒。

从《Cure病毒的感染途径》(キュレイウイルスの感染経路に関する考察)一文考虑入手,我认为抗体接种之前武感染Cure病毒可能性的场景在本篇中有两处。与月海的性(度)交(つぐみとの性(度)交),以及仓库的浸水事故(仓库の浸水事故)。

前者与HIV(人体免疫缺损病毒)的感染方式相同。如果能够通过从血液中提却的抗体感染的话,那么性(度)交时通过体液感染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但是仅通过从本篇中所能获得的情报还无法构成充分合理的解释。游戏中,由于与月海发生关系的场景是水母游览船船舱与脱出前的IBF两处地点,在全篇故事中并不能通用,无法构成联系。

所以个人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事故发生时月海的失血量相当严重。姑且不论事故发生后立刻离开仓库的可可,一直呆在月海身边的武浸泡在含有月海血液的水中而感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另外,由于Cure病毒的作用而产生的不死特性到底是在感染后多久时间才发作目前还不明,再则由于在月海12岁遭遇事故时并没有此类返生的现象存在,所以如果确实是在仓库浸水时被感染,那么病毒作用过程在时间上就是非常充裕的,这就能构成合理的解释了。

综上所述,作为结论,我认为武在逃离IBF之时正是体内的Cure病毒在发挥效用,不是吗?

由于武感染了深海之蓝病毒并且发病,相对于感染Cure病毒的时间要迟一些,与月海相比,除掉体内的深海之蓝病毒得过程是要花费一定时间的,所以我认为用以上事实来说明就很到位了。

考察八:北斗是否掉入了池中

休憩之间中有一个水池。北斗大约在落入水池的那一刻丧失了自己的记忆。但是从序章来看,落入了水池,而后故事突然跳到了北斗被抬进救护室以后的场景。

以上这些都很不自然,因身体状况恶化而本应该在救护室休息的北斗爬起身向水池走去着实让人奇怪,休憩之间的水池直接与大海相通,掉入水池沉入海底的后果可想而知。但是为什么从沉向海底的那一刹那开始立刻就转到少年视点开始故事了,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吗?

我认为那可以用梦境来解释。也就是说这个场景用BlickWinkel自己一个人在游走(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自身が一人歩きしていたのだ)来解释就说得通了。

其实,在被抬到救护室前,就有北斗的意识开始紊乱的描写。由于BlickWinkel自身并没有实体,所以我认为在这些描写中出现的「意识」都与「彼」(BlickWinkel)有关。

毫无光照的幽暗海底这样没有分界线的地点,再则从思绪突然跳到「そこ」(指海底)来看,暗示着害怕与北斗意识重叠的「彼」(指BlickWinkel)不正是想变回到那个仅仅是原本没有感情的,纯粹的观测者状态的BlickWinkel吗?

但是就在即将沉入海底之时立刻意识到了不能这样下去了!(「このままではいけない」),所以故事又回到了本篇。

顺带一提,在序章中,武一方也好,北斗一方也好,用括号括起来的文段都是他们自身的思考想法,除此以外的独白我认为都可以用那是观察者BlickWinkel的自身思考来解释。

这样考虑的话,在北斗视点中其被抬到救护室后,其他时间地点所发生事件场景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在脑海里,这是原先只能客观观察世界的BlickWinkel主动意识性的表现,此时已经近乎同步的北斗与BlickWinkel在意识、思考上开始了各自分化的趋势,伴随着而来的就是神志不清了。

考察九:BW是如何让存在的

BlickWinkel=Player,这是制作者一方的意图构想,我认为现在用不着谈这些,此站点的内容不仅仅是这点,到头来更要探讨一下Ever17世界观设定中BlickWinkel的存在形式。

单从结论上来说,他不正是永恒不变的客观观测者(永远不変の客観的観测者)吗?

E17游戏的世界观设定是建立在唯心论基础上的。因被他人看见所以存在,这是空存在所表现出的最大特征。空也曾经说过,月亮如果没有被观测到是否还是在它所在的地方。

当然,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会回答“当然在”,但是,在游戏世界中否定的回答也许是更加合适的答案。

在唯心论的世界中,所有之存在都是因其他事物的存在被观测到的才存在的。

但是,考虑一下因果律,所有的现象中必然存在能够成为事态起因的现象。这条定律在前面所述的世界观中是无法成立的。原因就是某些存在由其是否被观测到来决定其是否存在的。

可是,即使如此游戏中的世界观设定好像也能够毫无破绽存在于现实世界里。所以,在某处时时刻刻观察万物的存在是确有的。

话说回来,这对于三维存在来说是不可能的。就如游戏本篇中所说,在三维世界中无法做到预测万物发展的事情的。因此这种存在,无疑就是能够俯瞰三维世界空间万物的四维式存在了(三次元空间の全てを俯瞰する事ができる四次元存在)。也就是说这正是BlickWinkel的存在形式。

考察十:北斗为何失忆

由于与并无三次元世界生活经历的BlickWinkel在意识上重叠,北斗丧失了对自己过去生活的记忆,这一点是由优春来说明的。

故事本篇中并没有以上的叙述,但是,同时也说明了存在使得北斗丧失记忆的强制力的事实(ホクトを记忆丧失にさせた强制力が存在する)。何况,单纯的意识重叠是不可能引起失忆之类现象的。

例如,两张完全不同的绘画重合在一起,其中一张随意地变化成能够与另一张重合。现实中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有的话,重合现象的原因必定是某种现象的发生,我认为这种现象应该是引起绘画变化的原因。这种现象不就是BlickWinkel错误判断理解的现实化(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の勘违いの现実化)吗?

就像在《BW是如何让存在的》(「BWとはいかなる存在か」)一文中所说的一样,我认为BlickWinkel在三维存在的状态下也能够观测到一般情况下无法完全观测到的部分世界,并且使世界得以存在。因此在Ever17的世界中,如果BlickWinkel停止观察这个世界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消失殆尽,只要他继续观察的话那么世界的存在也将会延续存在。如果世界的存在是由BlickWinkel的观测所决定的,那么观测结果出现错误的话会怎么样?不就是在那瞬间世界将会按照错误的观察结果发生形态上的变化吗。

作为结论来说,在BlickWinkel与北斗意识重叠的那个时间点上,BlickWinkel产生了自己是一位三维世界居民的错觉。这是这种错误观测结果的现实化,并且北斗进入了BlickWinkel意识中不存在的三维世界生活经历的状态,这也不就导致了记忆丧失的结果了吗。

考察十一:凉权为何失忆

就如在「ホクトは何故记忆を失ったのか」(北斗为何失忆)一文中所述,我认为这都是BlickWinkel错误观测结果的现实化所导致的结果。

就在北斗照镜子之时,其立刻陷入了恐慌。因为镜中之人的外貌与自己印象中的相去甚远。而印象中的外貌无非就是武视点中少年时代的凉权。也就是说,BlickWinkel对自己是2017年时(武视点)的少年深信不疑,不但认为自己是三维存在,更弄错了作为三维存在所观测到的结果。

这个有误的观测结果演变成了现实,导致凉权与北斗一样失忆。在武视点中,凉权能够像北斗一样进行预知,都是同样的原因。

如果要更进一步说,ココシナリオにおいてのみ凉権はLeMU内にいる段阶で记忆を取り戻している。(只在可可篇中,凉权取回了自己在LeMU内那段时间的记忆。)只在这段时间内取回记忆的理由并没有特别的被提及到,此剧情中BlickWinkel(北斗)通过照镜子而得知自己并非凉权的事实,因此,有误的观测结果得到了修正,这就是我对结论的理解。

考察十二:为何武没有失忆

先暂不管武是否跟北斗一样与BlickWinkel发生了意识上的重叠,为何他没有丧失自己的记忆?为了揭开这个疑问,我们先试着找一下在武与北斗各自不同视点中观察世界的BlickWinkel的不同点。

首先,BlickWinkel无处不在。无论是武视点中的BW还是少年视点中的BW,既是不同一的存在(原文:别の存在)的同时又是同一存在。由此为根据。

武视点中的BlickWinkel仅仅是观察到了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在可可篇后期,从少年视点移到了2017年、了解了2017年发生的一切的BlickWinkel,道出了自己ただ感情もなく见るだけの存在である(仅仅是一个毫无感情只能观察的存在)的独白。这是原本他所存在的形式。

也就是说,与武视点相重叠剧情结尾时的BlickWinkel,回忆起了自己原本是四维存在的事实。但是,在少年视点中是否是这样就无从得知了。此处是根据优春计划进行的意図的に重ならされた“有意重叠”。让BW自分が三次元的存在であると错覚させられた(产生自己是三维存在的错觉)。

总之,两者的不同点在于,一个是BW自己察觉到了自己是以四维存在的,另一个则是让其产生坚信自己是三维存在的错觉。因此,就如同「ホクトは何故记忆を失ったのか」(北斗为何失忆)一文所述的原因,北斗失忆了。反过来,对于武来说,正是由于BW没有丧失自己是四维存在的感觉,才没有产生对武的意识干涉,嗯,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实际上北斗与BW重叠导致了他变得能够看见其他世界的情况,在武身上则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考察十三:生命反应之谜

本篇中有关生命反应数值离奇变化的考察。 游戏中时间跨度颇大,我们先试着对游戏中众多人物重新进行分析.....。

总之呢...

首先,举出本篇中登场LeMU内部的所有人物。

2017年 >> 武・つぐみ・空・優春・ココ・涼権・ピピ・チャミ・田中陽一・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

(武,月海,空,优春,可可,凉权,皮皮,恰米,田中阳一,BW)

2034年 >> ホクト・つぐみ・空・優秋・沙羅・涼権・チャミ・ココ・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

(北斗,月海,空,优秋,沙罗,凉权,恰米,可可,BW)

这其中,例出因不能成为扫描对象而排除在外的角色。

空:正如同大家所知,因为空是由于RSD向人体视网膜上投射出激光而产生的影像、所以并非实际存在于眼前。

生物扫描系统例外地将空包括在生物体范围内作为设定值的可能性也存在,但是,从自己也认为与生物扫描无关的话语来看(自身がスキャンにかからない事を認めていた事),恐怕前述的可能性很低。

田中阳一:本篇中他成为生物扫描对象的可能性很低。事故发生时他应该位于在电脑管辖范围上与LeMU区分开的IBF中。回到IBF时他说出了“又回到了这里了”(「戻ってきてしまったか」)的台词。

在Himmel中是否会成为扫描对象目前不明,暂假设即使事故发生后阳一立刻回到Himmel,还是会发生同样的结果。由于空并没有进入加减压室,至少在加减压室中可以回避生物扫描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并且,LeMU全馆进行生物扫描时田中阳一还应该处于减压的状态中。因为,那最快也要花上12个小时。

皮皮:由于是机器所以理应会发出热量。事故发生后LeMU内残存能够运作的机器中,即使存在有与人体体温相似发热量的物体也毫不奇怪,但是,这些对于生物扫描来说丝毫不起作用。

探测36摄氏度左右的热源,这是生物扫描最根本的事项原则、实际上LeMU内部的生物扫描已经实行了分辨人类与机器的措施。(译者语:这是很牵强的说法。)

因此我认为把皮皮从生物扫描对象中除去是非常妥当的。

恰米:月海在警备室中利用生物扫描找到恰米的所在位置。粗略的大范围扫描大概能够得出如此结果。但是这样恐怕只能依照游戏制作者的原先设定来推测,(译者:设定含糊不清,即难以推测。)在这一点上将恰米排除在外也很妥当,理由如皮皮文段中所述。

BlickWinkel:如他自己所述,体内没有任何发热器官(発熱する一切の器官を持たない)。排除在外比较妥当。

2034年存在能够确认可可为热源的事实的场景,这不就是可可拥有第三视点并且成为四次元存在的事实吗(或者可以译为:这不就是给予可可第三视点并让其拥有四维存在能力的结果吗。译者语:给与者当然只有BW桑了....= =)。因为在IBF中可可进入休眠舱前能够观察到北斗与BW(ホクトと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のふたり)。

因此,如果BW能够发出体热,那么在前述场景的情况下,北斗因发出体热而没有被确认为新的生命扫描对象就很奇怪了。(译者:作者的意思就是,BW如果能发热,那么北斗体内应该有两个热源,应该被视为两个生命体,数值也应该会多一。)

有关生命反应值「5」

除去上述列举出的角色,2017年与2034年都平均还有5位角色。

2017年 >> 武・つぐみ・優春・ココ・涼権

(武,月海,优春,可可,凉权)

2034年 >> ホクト・つぐみ・優秋・沙羅・涼権

(北斗,月海,优秋,沙罗,凉权)

因此,如上所述,各自五人的生命数值的对应就很清楚明了了。

另,上述成员虽确为生物探测系统所扫描,由于数值变化中数值5为下限(値の変動の下限が5である事),所以在各自世界中除去这5个人以外,再无证据表明其他事物能够成为生物扫描对象了。

有关生命反应值「6」

如同《北斗为何失忆》(ホクトは何故記憶を失ったのか)《凉权为何失忆》(涼権は何故記憶を失ったのか)中所述,这是BW误认为2017年与2034年为同一年份所导致的错误现实化结果,进而监视数值发生变化。也就是说,「6」是2017年与2034年的合计人数(両世界の合計人数)。

即使为合计,但这都是以处于被蒙蔽欺骗状态中的BW的主观认知为根据的。因此详细内容如下图所示。

 

少年视点中,加减压室里可可消失后生命反应数值变为了5。

优秋篇中利用虹吸效果脱离前的数值是3。

其他能够证明此论点的场景可能也有,总之从这是事件中可以看出,2034年可可的出现与消失导致扫描数值的变化是很明显的。

也就是说,惟有 「可可」能够成为2017年与2034年中多出或减少数值的人物,不是吗?

谈到「幻之少女」的相关话题时优秋用“那个人会突然消失、出现、又分裂成两个人”「その少女は突然現われたり消えたり分裂したりするのか」来开玩笑。

我认为对于产生了2017年与2034年为同一年份的错觉的BW来说,由于第三视点作用而使得同时存在于两世界(指的是2017年与2034年)的可可产生了两个存在的形式效果,优秋所谓的「分裂」大概指的就是如此。

因此,这种认知的现实化并且在两世界中产生了生命反应为7的结果,这就是我的结论。

另外,中央控制室场景中数值变化后稳定于数值「6」,为何加减压室中可可消失后数值变为「5」?

关于这一点,数值为「5」的场景在2034年为北斗所确认,但是在2017年的同一时刻却没有谁前往中央控制室进行数值的确认,但这却是正确的探测数值,这样解释的话不是很到位吗?

中央控制室场景中,在两世界(指的是2017年与2034年)的同一日同一时刻的同一场所大家都见到了相同的生物扫描结果(両世界の同日同時刻の同じ場所で同じく生体スキャンの結果をみんなで見ている)。 这样的话BW就更容易产生错觉。因此数值发生不稳定变化只发生此场景中。

有关光点的个数以及其位置

中央控制室中是5,Zweite Stock层是1。关于这6个生命反应的详细情况参见生命反应「6」的相关考察。即使在光点个数上也是BW对于两世界(指的是2017年和2034年)判断错误的数值合计并且在监视器上显示出来的结果。

关于2034年的可可,因为大体上也是与2017年时一样出现在同样的场所,所以可以考虑到其反应光点重合为一个的可能性。

或者来说,由于2034年的可可的出现并无实体,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光点显示,生命探测数值的变化单就只是由于BW错觉所产生结果罢了。

有关生命反应「1」

恐怕这终究只是一个单纯的影像(あくまでイメージ映像),我认为把其与本篇故事分开(或者说一刀切开比较形象...)来看待比较妥当。

为何此场景的出现在LeMU的完全崩塌后,为何只有中央控制室周边几乎毫无损伤,另外电力供给也很正常,按照常理这些事情都是无法成立的。也就是说,本篇中如此的场景是不可能存在的。

那么此影像所要具体反应出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所能想到的如下所述。第二项是之后又重新思考过并且修改的。

■ブリックヴィンケル(=プレイヤー)だけは全てを見ているという事

Blick Winkel(=Player)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

暗示着BW的存在。

■ココが未だ取り残されているという事

可可未被救出而留在IBF的事实

游戏终盘后出现意为「你仍然处在无限轮回中」(「あなたはまだ無限ループの中にいる」)的英文信息。即,为了从轮回中摆脱,必须救出被留在IBF的活着的可可。这些信息所暗示的就是可可的存在。

前者与BW自身被扫描无关,后者情况下,可可被留在IBF,并不属于扫描对象。这样看来,那些英文信息怎么说都是不可能产生的,但是,如同我在前文中所述,把其与本篇故事分开(或者说一刀切开比较形象...),以这样的想法来看,认为那只是单纯的独立映像可以说不会构成什么矛盾的。

在以上两点中究竟那一个可能性更高,这实在是很难判断。

另外,武处于扫描对象范围外的有力条件,尽管其后其苏醒过来,武在那个时点仍然是处于死亡状态,所在在第二点上,生命数值反应上武是不会列入其中的。

考察十四:月海篇中空的记忆

空,有关武等人在LeMU中生活的记忆被记录在TB级光盘中,这些记忆在空剧情以及可可剧情中备份后被安全回收了。

但是,月海剧情中的这些记忆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游戏中提到皮皮嘴叼着一张TB级光盘并失去行动能力的状态,将空记忆备份到光盘的场景却没有提及到。因此,可以认为在月海剧情后空的记忆丧失了。

但是仔细回想一下可可剧情,实际上是存在将记忆备份的场景的。武回到Himmel,将已经写入好了的TB级光盘从Himmel终端取出(既に書き込みの完了したディスクをヒンメルの端末から取り出す作業のみである)。

也就是说,这时的光盘并非像空剧情中武所刻意准备的,而是优春在IBF电脑终端远距离操作Himmel终端将空的记忆备份的产物(優春がIBFの端末からヒンメルの端末を遠隔操作して、空の記憶をバックアップしたもの),不是吗? 有关优春操作终端的描写是存在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可剧情中光盘是由武所回收,到了月海剧情中就变成了优春依靠皮皮回到Himmel回收光盘的可能性。皮皮拥有能够往返海面海底间119米水深的高抗压性能,由于没有必要的减压时间所以完全能够胜任此项任务。

综上所述,可以认为月海剧情中空记忆并没有丧失的可能性极高。

考察十五:四次元相关考察

三维空间中,为了引起空间内某些变化所必需即是能够引起空间逆行倒退的某些起因态(逆行する事),先不说这些起因态,至少用五感(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味觉)是无法感觉认识到「時間」可逆这个过程的,因此,在三维空间中加入新的方向轴线所叠加而成的就是四维空间了。

从如下事实中可以得出三维存在与四维存在的不同点

・3次元存在は時間の流れを視認できないが、4次元存在にはそれが可能

(三维存在是无法目视确认时间流逝,但是在四维存在条件下可能做到)

・3次元存在は時間軸を逆行できないが、4次元存在にはそれが可能

(三维存在无法做到在时间轴上的逆行,但是在四维存在条件下可能做到)

但是,只要我们居住在三维空间内,就不可能正确地完整地将四维空间表示出来。因此接下来决定以一维作为三维的例子、二维作为四维(3次元を1次元、4次元を2次元)的例子的方式进行说明。

【3次元存在は時間の流れを視認できない】

【三维存在无法目视确认时间的流逝】

先将三维空间暂时比作直线的一维世界,三维存在比作一纬世界中能够移动的点。所谓这些点「能够移动」(「移動できる」)是指「世界正在变化」(「世界が変化している」),这样的话,一维世界就与三维世界一样形成了时间流逝。

这些点并不能做到直接看见过过去。自己虽然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所在的位置,但是却并不能看到当时自己在那里的情况。对于过去的认知是以记忆·经验的形式存在的。那么未来是能够了解现在(或者说是过去)任何一时间点上的状态的。但是,直接目视的话就会被限制在所谓的「现在」那一刹那(直接見れるのは「現在」という刹那に限られる)。

换句话说,在一维存在中点能够认知或感觉道自身的移动变化,但是同时目视确认这个过程是不可能的。

将以上换作三维存在,那样的事情同样可以说是不可能的。理由如同游戏本篇中所述,因为n维存在只拥有(n-1)维度的视界。(n次元存在は(n-1)次元の視界しか持たない為)

既然四维时空是在三维存在的基础上加入时间所形成的维度,那么其维度的断面部分对于三维空间来说是不存在时间流动的。只要存在变化,时间的流动就一定存在。所以,三维存在的我们是无法看见表示自身变化过程的那根「线」的。

必须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线」并不是与X轴平行的线(...x軸に平行な線ではないという事....)。的确,由于这些点在只由X轴所构成的一维世界的线条上移动,所以其运动轨迹是与X轴重合的(その軌跡もx軸に重なる物だと思われるかもしれない)。但是,由于可以将前述的「轨迹」与移动以及时间的变化过程放在一起考虑——即「变化」的轨迹( 「変化」の軌跡 ),所以那并非能单纯地说成是点移动所形成的轨迹(単に「点」の「移動」の軌跡の事を述べ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

那么,为了清除地描述前者怎样做才准确妥当呢?变化的轨迹,即——站在四维空间高度俯瞰三维空间,所有事件一览无余,从中能够描述出的轨迹。

因此,为了描述出一维存在的变化轨迹,在平面上表示出新增加的y轴是很有必要的。

【4次元存在は時間の流れを視認できる】

【四维存在能够目视确认时间的流动】

在某个平面中,将y轴方向的扩增当作时间轴,再假设,将与x轴平行的直线当作一维世界全体的「现在」那一刹那切开取出。(很拗口,抱歉我找不到其他的合理语句,作者的意思即,把与x轴平行的直线当作一维世界的全体,然后在假设其作为现在那一刹那切开取出作为空间断面。)也就是说,在这其中是不存在时间流动的。

接下来,一纬世界中时间的流动即是、由直线与y轴相交的状态下不断重叠累加的所表现出来(直線がy軸に直交するカタチで上へ上へと積み重なる)。

总之,参照例图来思考的话就会容易理解一些。平面上正是用「点」描绘轨迹所形成「线」,这些线形成了同时能观察到的时间与位置的「变化」轨迹。

如同前面说到的,「点」自身是无法看到「线」的。如果要使“看到线”成为可能的话,就要上升一个纬度——即二维存在,也就是说,成为一个「面」。这样就能「同时」目视确认「点」移动所产生的变化,其结果就是——这些「线」。

当然,视界是(n-1)维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观察到线条的锯齿形状的,在三维存在中,由于同样地拥有多个视点以及能够移动这些视点,所以能够大概地认识到这些现象。

图中能够俯瞰锯齿状线条,这是由于我们完全拥有二维视界(或者说我们高于二维视界),从二维视点来看这些是不可见的。实际上,可以说正如看见俳句密码的场景中,最大限度倾斜的纸片那样来观察。

【3次元存在は時間軸を逆行できない】

【三维存在中无法做到逆行时间轴】

那么接下来,在平面上所描绘出的线条,是绝对不会出现「O」形。在一维存在中,试着画出「O」形线条的轨迹则会形成类似「S」形的轨迹线条。自右向左,到达中央轴线时继续向左移动而不会向右作圆周运动,因为一维存在无法做到在y轴上的逆行。泼出去的水是无法收回来的(覆水盆に帰らず———覆水难收)。S形轨迹是无法变为O形轨迹的。

因此,对于一维存在来说的二维平面是能够做到y轴可逆行,那么做出「O」形也就有可能了。

那么,也就可以说,这对于「点」来说意味着可以逆行于不可逆的时间流逝。

但是,这里指的并非是「变化」轨迹而是「移动」轨迹( 「移動」の軌跡 )。二维存在中的变化轨迹在图中是无法表示出来的。

至此用了这么多话来叙述一维移动体「点」于二维移动体「面」的不同点,说到为什么要用这两者作为例子来进行说明,那是因为将世界并列地处于一维上说明起来浅显易懂。

考察十六:北斗·沙罗能够成为Cure病毒感染源吗

是否能够通过北斗·沙罗的血液感染Cure病毒相关考察。

首先,如同故事本篇中所明确描述,这两个人是智人种与Cure种结合所生下的智人Cure种,并不存在感染Cure病毒之类的事情(キュレイウイルスに感染する事は無い)。Cure病毒并不会在基因(通俗的讲:血统)不纯(或者说是不单纯)的两个亚种之间传染、因为智人Cure种的遗传基因是由智人种与其他种所结合形成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北斗与沙罗体内已经不存有Cure病毒了。

即使遭到来自母亲月海体内的Cure病毒侵入,两人也不会被感染,病毒这种东西不寄宿于宿主细胞内单就依靠单体是无法做到增值的(宿主の細胞に感染することなく単体で増殖する事はできない)。

无法增值的话,那么出生后的两人体内残留的Cure病毒,在十六年漫长时间中便能由免疫机能驱逐出体内,体内存在Cure病毒的可能性在十六年后的可能性极低。

因此,2034年时,通过北斗·沙罗的血液感染Cure病毒的可能性可以说已经很低了。

考察十七:可可与北斗的特殊能力

(原作者未能翻译,此处贴上原文与机翻)

Coco场景中,Koko说,即使那些拥有相同第三观点的人也与自己有些不同,相反,Hokuto本身就是观点。但我想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具有相同的能力。

换句话说,上述“观点本身”并不严格限于北斗,而是对距离北斗较远的布里克温克尔。

但是,在每次对话中,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来详细解释北斗与布里克温克尔之间的关系,所以我想我暂时说的是“北斗...”。

另外,北斗在IBF上向Takeshi 解释说,他只是借用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这也支持这一点。我认为他们的能力基本上只能看到另一个世界,并通过传递第三种观点与那个世界的人进行对话。它可能无法在另一个世界中实现。

然后,可能想知道为什么Coco能够在2034年的世界中实现,但是只有Hoct(Brick Winkel)才能真正看到Coco。从男孩的角度来看,我找不到他以外的人在这里看到的任何描绘。

此外,在Coco Scenario 2017的最后阶段,Taket无法看到Hokut Brickwinkel。另一方面,它似乎在这里可见。

换句话说,似乎他们可以看到对方,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第三种观点,并且是可以借用这种观点的人。

考察十八:北斗没有感染深海之蓝病毒(TB)吗?

进入IBF的北斗是否感染了深海之蓝病毒(以下简称“TB”)。

(作为)结论来说很难讲。有关TB病毒的情报并不多见。即使感染,由于周围存在多数体内拥有TB抗体的人们,我想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先看看没有感染的情况,有几个理由可以考虑到。如下,我将分别验证各个理由。

1:Crue病毒的效用

2:继承自月海体内的抗体

3:2034年IBF内已经不残留有TB病毒

关于1。恐怕并没有Cure在其中发挥效用。由于北斗属于智人Cure种(半智人半Cure血统),所以不会感染Cure病毒。因此依靠自身免疫机能产生抗体之类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的。毕竟如同《北斗·沙罗能够成为Cure病毒感染源吗》(ホクト・沙羅からは感染するか)中所述,北斗体内没有留下任何Cure病毒的可能性极高。

有关智人Cure种的特征,除了略微提及到北斗的特殊身体能力和沙罗极高智商的大脑外,并没有特别提到免疫机能的相关信息。素性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他俩与通常的人类并无太大区别,在本篇中已经说得很清楚。

关于2。婴儿在母亲胎内阶段时,就能够继承母亲所拥有的抗体。另外,母乳中应该也含有抗体。但是,通过以上形式获得抗体的效果并非能够持久,因此,继承月海体内抗体的可能性可以说很低。

接下来就剩下第三点了。正如Infinity用语辞典中Virus一项所述(用語辞典のウイルスの項),所谓的病毒,即是没有感染单体则无法做到增值的生命体。因此,除了武·可可以外,IBF内并无其他生还者,这两人接种抗体后处于冬眠舱中。也就是说,在IBF内Cure病毒是无法做到增殖这一点的。

因此,接下来的只能是病毒的自然衰亡。例如,对于感冒病毒,因为温度·湿度的改变,其在空气中数小时的时间内大部分就会衰亡殆尽。

但是,并非所有病毒都能适用此例。关于TB(深海之蓝)到底是否能够自然生存(译者:即不感染其他生命体,独立地存在)以及生存多长时间,还不是很明确。

所以,在17年的长时间段里还能依靠自我机能生存下来这就很不切实际了。本应只在热水喷出孔栖息的TB,是否能够适应与海底热环境明显不同的IBF内部,这一点很值得怀疑。

另外,TB在研究过程中似乎被(基因)改造过,但这却很难联想到「不感染其他生物体的情况下能延长其生存时间」的效果。如果是作为军事用目的来说的话,我认为旨在其杀伤力·感染力·增值能力等等上作强化重点来研究开发的话就很说得通了。

(作为)结论,3的可能性是最高的了,不是吗?

考察十九:武为何察觉到了自己正被第三视点观察着?

借用BW的视点观察到2017年IBF状况的北斗、又或者是BW本人的视线,虽说不是很清晰武还是察觉到了。

但是,虽然能够感觉到视线的存在但是却无法用肉眼目视到视线的存在。如同可可和北斗的能力(ココとホクトの能力)一文中所述,这正说明了武并没有借用BW视点的事实。

那么,为什么武能感觉到视线的存在呢?

仔细考虑的话,武在可可剧情中,例如他也同时听到了可可和沙罗的求救声,也对可可的症状是否真的是减压症抱有疑问,此外就只有少许的不同点了。

或许是由于2034年的计划未完全引出BW的影响,波及到了2017年一方的BW。

但是,即使其受到了来自2034年的影响,如同「为何武没有失忆」(武は何故記憶を失わなかったのか)一文中所述,BW自身并没有产生自己是三维存在的错觉,所以武在可可篇中并没有丧失记忆。

考察二十:知道本不该知道的事情的空

可以说空是所有登场角色中最接近于BlickWinkel存在的。

由于被限制于LeMU内部的小世界中,她的眼睛能够同时观测到LeMU内部所有发生的事件(因此看见了水母船中武与月海的某些事情,由此感到烦恼痛苦。),她的视界可以说与四维存在的BlickWinkel的「能够同时看见骰子的6个平面的视界」(「サイコロの6面を同時に見ることができる視界」)非常类似。

并且,她能够出现在任何发生紧急情况的地点。可以说无所不在(遍在する)。

说不定,空也许知道本不应该记录在TB级光盘中的「ポチっとな」与「皮戈马立翁」两件事。

就如已经发表的其他考察文中所述,在Ever17的世界中,全部的存在都是其被他人观察到而存在的。不论此观点正确与否,只要观测者的观测结果成为事实就没什么奇怪的。

空是因存在于武一方的BW所认为「拥有类似于四维特征的存在」的观测结果(「4次元存在に似た特徴を持つ存在」として観測された結果)、次结果现实化,因此空拥有了其他历史中的记忆(译者:或者可以说其他平行世界中的记忆)。

并且,在不同世界中观测空的BW们可以说是不同的存在同时也可以说是同一存在。如果观测者并非四维存在的BW而是三维存在的话,那么由于对于不同世界中生活的同一人物们(注意:是同一人物们)来说,是存在绝对隔阂的,所以我可以认为被观察到的空已经成为了另一个存在了。

因此,所说的空的记忆能够知道其他世界的事情完全是由于BW作为观测者的结果,正因此,这或许都可以称作「奇迹」了吧。

另外,按照上述来说,如果无处不在的BW无法把自己同一化的话,那么这个「奇迹」是不会发生的。

因此,有关空对武所说的四维存在相关的话题,那时她已经趋近于四维存在、并且有助于BW的完全觉醒,同时自己也能使得无处不在的自己同一化,并且由于优春计划的成功空也知道了悲剧被修正的事实。

如果「不断趋近于四维存在」,那么大结局前的空并没有在知道一切真相的情况下而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且说从我来看,上述时点中空知道一切真相的同时,对于BW的觉醒来说是矛盾的。

到头来恐怕只是因为BW的觉醒还不完全,空只是在一定时间内或者说暂时地能够了解到本不应该知道的真相,我的看法就是如此。

译者注:   ポチっとな——游戏中指的是皮皮的电动开关

考察二十一:崩塌方式的不同原因

2017年,月海·空篇的Badending中,接受来自Insel Null的通信前,LeMU开始崩塌、由于崩落碎片造成的碰撞导致了IBF的浸水发生,其他剧情中则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造成这样不同一现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关于最初来自Insel Null通信的时间。

Badending以外的路线中,时间为9:16

Badending中、最快的预测崩塌时间——即凌晨4:30后数小时后LeMU开始崩塌,IBF也开始进水。这是根据后来武断气之前所听到的来自Insel Null通信声所判断的。

如果是9:16左右那一段时间的话,凌晨4:30后数小时后的说法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因此,即便不是Badending的话,我认为接收到通信几乎是同一时刻的看法就很妥当了。

那么为了推测出关键的崩塌时间得不吻合的原因,我们先试着留意一下两者的不同点。

首先是月海以及可可篇与Badending的比较,先注意一下月海是否回到了LeMU。

之后,武为了追回月海而回到LaMU的时候、空操作间隔墙等设施尽可能的阻止崩塌的发生(空が隔壁等をコントロールして崩落を可能な限り食い止める),但是,这并不仅限于武的场合。我认为月海回到LeMU的话,空也会那么做的。

所以,武接收到通信的时间是在月海回到LeMU之后。

因此,Badending中崩塌发生的时间段里,在月海以及可可篇中,空是为了保护月海而进行崩塌防止作业的(バッドエンドで崩落が起きた時間帯において、つぐみ及びココシナリオでは既に空がつぐみを守る為に崩落を食い止める為の作業を行っていたという事になると思われる。 )。这正是崩塌时间不吻合的直接原因。IBF没有进水也很可能是由于此原因。

那么,空篇中是如何的呢。这时月海并没有回到LeMU。但是,由于只在空篇中,空对武的感情是强于月海的,在武一行人降下到IBF途中空出于自己对武的留恋稍微长时间地维持了LeMU的状态,这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但是,关于这件事情无法用证据来表明其可靠性。说到好感度的强弱,空篇中历史的分歧点在于相比月海空是好感度更高的一方,所以空具有的优势更高点。

另外,只有空篇中的Himmel至IBF间的升降机由于崩塌所产生震动的影响而遭到了破损。尽管如不时常密切注意升降机状况就极有可能产生对LeMU不利的情况,但是从空从与返回到LeMU的武的争执中重新振作起来的结果考虑的话,这还是很符合逻辑的。

月海以及可可篇中,由于有着救出月海的迫切原因所以没有发生那场争执。

后记

终于完毕了!历时三个月的时间,有点连载的感觉呢(笑),再次感谢大家的赏阅,接下来可以安心地过二级了......Orz

——清空流云 2006年11月18日夜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882193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e48190699e159688a130dc34541cfad187495b92.jpg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