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守候的冬季,奇迹诞生之时——《Kanon》通关感想

(本文采集自论坛「澄空学园」,侵删)

作者:小脚丫

写作时间:2010-12-04

Kanon,是KEY社的第一个作品,也是久弥与麻枝准合作的最后一部作品,也是久弥在KEY社的唯一一作。对KEY社了解比较多的人应该都清楚久弥,不过,为了方便接下来的展开,Kanon的介绍则是先从制作人开始讲。

Kanon的企划是久弥,不是麻枝准哦,脚本则是两人共同合作的,在线路上,第一女主角亚由、名雪和栞的线路都是他负责的,剩下的舞(外加佐佑理)和真琴(小狐狸)线才是麻枝准负责。

久弥与麻子的第一次合作,应该是MOON,MOON之前有没有合作过就不知道了,不过,MOON我也没接触过,暂时不考虑,他们最好的一次合作,被称为神魔合体的作品就是泣系作品的鼻祖——ONE~辉く季节へ~。

由于ONE和Kanon都是久弥与麻子“神魔合体”而诞生的,本文接下来谈到Kanon的剧情时,尤其是他们各自负责的线路,将会多处提到久弥与麻子在创作上的相似之处,以及不同之处。有可能会将两人的风格进行对比,不过,比较并不是为了分高低,而是体现各自的风格与特点,通过对比的方式展现给各位。

基本要素的评价

人设:毕竟是99年的作品,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立绘崩什么的,不知道各位是怎么看待这些东西,我就觉得挺好,尤其是推完ONE再回过头欣赏Kanon的时候,我反而觉得立绘美,至少比ONE美很多,从没退步这一点来看,我觉得是满足了,樋上大妈的大扁脸什么的,看多了其实也习惯了。或许,比起同时代的其它作品,Kanon确实是比不上,但是,相对于樋上大妈来说,已经是一作比一作美了(尽管前提是崩)。

画面:不得不承认,Kanon的画面确实是不咋样,尤其是比较老的几个版本,画面确实是差了些,事件CG也少得可怜,只有两百多张,真的好少。记得剧情总量是Kanon两倍有多的CLANNAD也是两百多张事件CG,不知道该说偷懒还是该说啥好了。

音乐:KEY之前的作品没考据过,不知道大魔王有没有参与音乐的创作,Kanon就有了,虽说不多,只有三首歌,分别是:夢の跡、冬の花火、残光,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似乎,大魔王创作的音乐都是大师级的作品。其它音乐也差不多都是大师级的作品,非常赞。

各线剧情评价

水瀬名雪

最早登场的女孩,是佑一的表妹。说起来,似乎有挺多说名雪线作得不是那么神,如果从久弥在ONE的发挥来看,久弥在名雪线的发挥确实是退步了,虽说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因为再怎么说,Kanon的整体素质都很高,每条线的素质也很高,已经没什么好挑剔的了,只是,比起久弥最巅峰的作品,名雪线稍微差那么一点点而已。

名雪是距离佑一最近的一名女生(废话),虽然不是最早喜欢佑一的女孩(详细内容会在其它线路里提到),给人一种笨笨的感觉,尤其是眼睛咪成一条线的表情,很萌很可爱。喜欢猫却对猫毛过敏的设定不知道是不是久弥故意欺负她(雾)。睡迷糊的时候常常犯傻,犯傻的时候也常常被佑一欺负,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长跑健将,据说久弥喜欢的运动是长跑,不知道这个设定是不是源自久弥的爱好。

佑一讨厌这个小镇,因为这里有着他不愿意回首的过去,在那里有非常悲伤的往事,悲伤到他宁愿封印自己的回忆来逃避的的往事。这里有着他已经无法遵守的约定,以及无法实现的愿望。

进入名雪线的佑一,在一次次共同复习功课的过程中,在送给名雪的玻璃珠以及雪免的帮助下,佑一唤醒了小时候与名雪在一起的回忆。在佑一绝望到希望这一切都从记忆里消失的悲伤事件里,佑一没有回应名雪的告白,反而是迁怒于她,没有遵守等你过来的约定。

几个星期的相处让佑一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在曾经约定过的地方,佑一,说出了一直没能对名雪说的话: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我,

其实很喜欢名雪的。

那天夜晚,在窗外的阳台上,名雪回应了佑一的告白: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久弥笔下的爱情往往会很朦胧,就像小狐狸最喜欢看的漫画里的台词:恋爱是什么时候来临的呢?

久弥笔下的恋情总是在慢慢相处的过程中,在谁也不会注意的日常里,慢慢的萌芽,佑一的回忆也不是一瞬间就苏醒的,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在一次次回忆里慢慢的接近真实,恋爱也是一样。

恋人的幸福,总是这么甜美,这份幸福也让佑一心痛,如果把立场对调,自己的告白发生在名雪面对绝望般的悲伤时,在被对方拒绝之后,还能继续相信对方,一直喜欢对方吗?感到不安,因为佑一不曾拥有这份坚强,熟睡的恋人就躺在自己身边,但不安的心意,却无法驱散。

尽管会感到不安,但恋人,就在身边,享受这份幸福,正是佑一的日常,久弥笔下的恋情往往是初恋,常常会有青涩的味道。在教室里吃爱情便当会难为情,牵个手也会心跳加速的脸红。

但是,青涩而甜美的恋情,没能持续太久,因为,让一切崩坏的悲伤,降临在他们身上。遇到车祸的秋子阿姨,让名雪陷入绝望。无法想象,亲人的消失会是多么悲伤的事情,当唯一的依靠即将在眼前消失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名雪选择了逃避。名雪没有面对亲人消失的坚强,已经无法展露从前的笑脸了。

就像是过去的重现,只是,身份刚好对调而已,在名雪面临绝望般的悲伤之时,佑一也能像以前的名雪那样一直相信着她吗?担心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尽管如此,喜欢名雪的心意没有变,想成为名雪的依靠,所以,佑一选择了在约定的地方,等待名雪出现。

曾经,是佑一没有遵守约定,这一次,守候在约定之地,尽管等了很长时间,头上已经积满雪,但这一次,彼此遵守了曾经的约定。尽管没能变得坚强,但是,不用坚强也可以,因为,佑一会成为名雪的依靠。约定成为羁绊的象征,见证了他们的恋爱,在冰冷的雪夜,轻轻触碰的嘴唇,传递了恋人的温暖。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久弥似乎很喜欢夜晚,很多重要剧情都发生在晚上,名雪线是这样,名雪是在夜晚回应佑一的告白,名雪的崩坏也发生在夜晚,就连最后的约定也是要等到深夜才出现。忽略我还没接触过的MOON,其实,早在ONE,久弥负责的三条线也是把重要剧情摆在夜晚,Kanon也一样,在接下来的评价里各位会发现,久弥笔下的大多数重要剧情都发生在晚上。

另一个特点就是发生这些事件的时候,环境往往是孤独的,回应佑一的那一夜,从CG上也可以看出,在阳台上抱在一起的两人,尽管幸福,但也很孤独,久弥负责的其它线路也差不多,常常是发生在孤独的环境里,名雪崩坏的时候就是把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间。

或许,是因为久弥不习惯写太多温馨的剧情吧,对他来说,名雪家太吵闹了,太过于温暖,让一切崩坏的车祸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因为久弥很少会描述温暖的家庭,而在剧情里,温暖的家庭往往会让人悲伤(这部分剧情将会在亚由线里提到)。

而麻子笔下的剧情,尽管也会有上述情况,但比例相当少,在风格上甚至是与久弥完全相反,在接下来的评价与分析中将会提到。

沢渡真琴

对久弥来说,名雪线很微妙,而对整个游戏来说,真琴线同样也会有微妙的感觉。很多人说,小狐狸线是5大主线里最感人的一条线,或者说,结局最悲伤,最催泪。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或者说,不能这样来形容,当中的理由关系到大魔王与久弥在写作风格上的区别,以及大魔王编的剧情本身的特色引起的,评价完这条线之后估计大家应该会对久弥与麻子,在风格上的差异,以及对整个游戏而讲,这条线会变得微妙的原因。

初登场的真琴很无厘头,乱七八糟的把佑一当成仇人,还莫明其妙的失忆了,就算失忆了,却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每天晚上都会跑到佑一房间搞恶作剧,本来就是狐狸,智商不高的她,完完全全是个吵闹的家伙。

这就是第一个久弥与麻子在设定上有冲突的地方,久弥笔下的女生,就算会调皮,但至少不会吵吵闹闹,从ONE到Kanon,从来没有例外过,而麻子笔下的小狐狸却是彻底的反过来,在略带悲伤的整体剧情里,小狐狸的吵闹反而显得反常。印象中似乎有不少人不喜欢小狐狸线,毕竟,她的出现打乱了久弥的设定,其实,不仅仅是她,麻子负责的舞线也一样,在风格上与久弥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显得有点突兀的小狐狸,就这样继续在名雪家中吵闹。

热闹的家庭,很温馨,很幸福,而这份幸福却刚好与久弥略带悲伤的设定冲突,麻子笔下的家庭,总是那么温暖,吵闹又温馨的家庭,正好也是小狐狸期盼已久的容身之地。而久弥笔下的家庭往往会悲伤,ONE是完全不提家庭,男主角的家人都是在悲伤的时候离开他,对他来说,家庭是悲伤的地方,而在名雪家,尽管已经很温馨,但秋子阿姨偶尔还是会说这种话:总觉得有点寂寞。

路上巧遇的小猫成了推动剧情发展的契机,在真琴眼里,被收养的野猫,所体会到的幸福,随时都可能会消失,还不如直接让它回归自然。面对过这份幸福在眼前消失的真琴,放走了野猫。

尽管这是不负责任的举动,因为真琴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跟这只野猫一样,是不能给别人添麻烦的生物,不敢奢望温暖的家庭,因为短暂的幸福消失的那一瞬间,太过于悲伤,只好在那一刻来临之前离开。

但是,佑一和名雪家接纳了她们,这一段剧情很意外,游戏里没有体现家庭的温暖,反而是在动画里体现了:

瞪大的双眼,凝视着的,是温暖得不敢奢望的家庭,这是真琴以生命和记忆为代价换来的幸福,被佑一背回来的地方,是可以实现真琴愿望的家。或许,是因为这份幸福太过于刺眼吧,游戏没体现这一点,直到几年后的第二次改编动画,才把它搬出来。

但是,麻子似乎很喜欢亲手摧毁这份幸福,而且是在最幸福的时候,把它击碎。麻子写的剧本似乎都有这个规律,幸福总是为即将来临的悲伤铺垫。

真琴线也一样,感受到家庭温暖的真琴面临的,是换取这份身份所必须要付出的沉重代价,美汐的介入让佑一陷入了困境。面对即将要消失的家人,该如何对待她呢?温暖的关怀只会扩大消失时的悲伤,不靠近她也只能换来悲伤,不管是如何选择,悲伤的结局一开始就已经决定,无法改变。

如果消失的悲伤是一定要面对的话,在那之前,如果能够实现真琴愿望,就算这份幸福如同烟花般短暂,但在这一瞬间,烟花闪耀的光辉,也会照亮所有人。外出聚餐,一起拍大头贴,回家后放烟花,一家人给真琴送上最幸福的生活。佑一的选择也让曾经逃避过的美汐可以和真琴成为朋友,为朋友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在望见之丘,在一切的开始与结束之地,结婚的的誓言让佑一相信,愿望,已经实现了吧。只要真琴可以发现大家都喜欢着她,她也喜欢着大家的心意,那真琴就能感到幸福了。

永远在一起的誓言,注定不能实现,奇迹的光辉啃噬完最后一份生命之时,真琴消失了。就像做了一场梦,有相同经历的人遇到的相同的梦,梦醒之时,只剩下自己,熟悉的她已经不在身边。如果大家聚在一起的力量可以让愿望实现的话,佑一的愿望,一定会是:

前面已经说过,Kanon会有很多朦胧的设定,永远在一起的约定,是站在家人的角度还是恋人的角度呢?估一最后的愿望,最后一张CG里的真琴,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呢?应该是说不清楚的吧,也不需要说清楚,保持朦胧的美感,因为佑一和美汐已经走出了悲伤,幸福的回忆会一直陪伴他们。

真琴线的剧情很悲伤,至于是不是最悲伤,我说不清楚,但这条线无疑是落差最大的,因为悲伤出现在最幸福的时刻,最悲伤的时刻往往出现在幸福崩坏之时,或许,大家说真琴线结局悲伤就因为这个了吧。如果在悲伤的时候遇到更悲伤的时候,悲伤的感觉只会增加一些而已,而这份悲伤出现在最幸福的时候,在最开心的时刻体验绝望,悲伤的感觉会很强烈。

在接下来的几条线里,悲伤的剧情还有很多,但大多数悲伤都不是出现在最幸福的时刻,不会像真琴线那么痛苦。

前面说过,久弥衷情于夜晚,尽管麻子的剧情也有出现在夜晚的重要剧情,但在多数情况下,真正重要的剧情,还是发生在白天,或者说,发生在白天的比例比晚上的要多得多,热闹的真琴线也很少出现孤独的独白,真琴身边常常会有人陪伴,佑一不在她身边的时候也有小野猫陪着她,不像名雪线,尤其是后半段,简直是把整个人封在孤独的环境里。真琴悲伤的时候,会去找家人,害怕消失的时候,会钴进佑一的被窝里,寻求依靠。

久弥更多的描述了孤独的悲伤,麻子却很少,并不是说要分出两者的优劣,而是体现了两人在剧本上的差异,以及他们各自的特色。而对于以久弥为主体的Kanon,热闹的真琴线显得有点欢乐过头了,所以说,真琴线很微妙。作为单一的一条线,真琴线无疑是神作,但在整体而言,反而显得有些败笔。

另外,两者在男主角的存在感上,也有很大的区别,久弥描述的男主角往往是存在感弱,名雪线就这样,麻子笔下的真琴线则不一样,佑一的存在感很强。其实,要说存在感,不管是哪条线,男主角的存在感都很强(废话),但以不同线路的男主角作对比时,男主角的存在感却会不一样。久弥与麻子在男主角的刻画上,区别也是异常的大。

尽管两人描述悲伤的形式有所不同,但久弥和麻子都非常擅长制造悲伤,尽管麻子往往要做得更狠一点。真琴线就够狠了,在之后的AIR和CLANNAD里,麻子玩得更狠,连第一女主角都消失了。

月宫亚由

亚由是Kanon的第一女主角,也是绝大部分奇迹的创造者,不能说全部,因为麻子负责的两条线都抛弃了这个设定(详细内容会在舞线说明)。她是大部分剧情的开始,也不是全部(还是因为麻子负责的线路),而她的设定也最朦胧,她可能是活在现实的思念体,也可能是活在其它人的梦中,也有可能是其它人活在她的梦里,但因为一切都没说清楚,我也不敢太大胆的评价她的存在。

她的日常也有很多朦胧的地方,总是莫明其妙出现,又莫明其妙的消失,出现之前,她活在什么地方,消失之时,她去往哪里?这些事,游戏没交代,也没提示。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的思念让她出现在这个小镇上,一直等待佑一回来,一直在寻找还留有最后一个愿望的玩偶,也是这个玩偶创造了绝大多数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在伏笔上,久弥与麻子的功力都很深,在进入其它线路的时候,其它人我不清楚,至少是我,完全猜不到游戏初期日期交替之时的梦境代表的是什么,在其它线路里,亚由在夕阳下最后一次与佑一见面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是什么,找到之后许下的愿望,会是什么?

久弥不像麻子那样注重家庭多过爱情,真琴线甚至是到最后也没能分清两人的约定是代表爱情还是家庭。久弥笔下的男女主角,往往是确确实实的恋爱,或者说,恋爱的比重要比家庭高很多。

男女主角的恋爱,也是朦朦胧胧中不知不觉的诞生,就像名雪线一样,很明显就是久弥的风格,依旧是充满初恋的青涩,而事实上,佑一与亚由也确实是初恋的继续,因为在7年前,彼此就已经是对方的初恋情人,理由源自佑一说过的话:

我的初恋情人

在夕阳之下

脸上哭得乱七八糟

……

那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现在会想不起来呢?

只记得那时候很悲伤。

虽然,佑一到最后也没说初恋情人是谁,但从这段话猜测,相似程度最高的应该是这张CG:

唉,太朦胧了,这种朦胧的台词总是可以制造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的效果,不管佑一的初恋情人是不是亚由,他们的恋爱,也是确确实实的初恋,一如既往的有久弥的风格,也常常会有悲伤的味道。

麻子描述的恋爱常常会幸福得让人舍不得摧毁,但他却常常亲自摧毁这份幸福,而久弥描述的恋爱在一开始就有悲伤的味道,同样也是往往会亲自摧毁这份幸福,但悲伤的感觉却没那么强烈,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就不怎么幸福,或是已经有悲伤的前兆了吧。

另一方面,在家庭观念上,久弥与麻子也是有巨大的差异,真琴线的家庭是幸福的,而这份幸福也是大家都向往的,而在亚由线,名雪家依旧幸福,但这份幸福却让亚由流泪。对于面对过亲人消失的亚由来说,家庭的温暖正好刺中了她的痛处,所以,在窗外的阳台(久弥就喜欢这种场景)与佑一聊天时,说到名雪家她是越说越伤心。

同样是描述幸福的家庭,麻子是在享受家庭的温暖,久弥却是描述成自己的加入会让对方造成困扰,感慨家庭的快乐时,也会流下悲伤的泪水。亚由线就是这样,家庭的幸福似乎不是拿来享用,而是用来担心悲伤来临时该怎么办,同样的观念也存在于名雪线以及最后将要讨论的栞线里。

而担心的事情,往往会变成现实降临在名雪家,名雪线就已经应验了,亚由线好一些,秋子阿姨只是病了而已,不像名雪线那么悲惨。与佑一的恋爱也一样,告白没多久就开始担心,才刚体会到幸福的滋味就开心担心悲伤来临之时。

而在游戏里,久弥对幸福的观念也非常消极,幸福似乎是不被允许的,亚由的笑脸会让佑一感到难过,两人在一起的幸福会让亚由感到不安,会认为眼前的事实,就像梦一样虚幻,稍纵即逝。久弥描述的恋爱就是这样,往往会带有悲伤的味道,感受幸福的心境是“像我这种人也能拥有幸福”,麻子则要乐观得多了,在真琴线已经体现过了。

所以,久弥写出来的剧本往往会有悲伤的色彩,所以,悲伤降临之时,悲伤的感觉也不会太强烈,悲伤来临时的感觉像是“啊,担心的事情真的来了”,而麻子的则要壮烈许多,就像是“不会吧,怎么会这样!”。一个是在不安的前提下真的发生了悲剧,另一个是完全没预感,甚至是沉浸在幸福当中的时候要面对悲剧,哪一种的冲击力大,各位应该清楚了吧。

同样是发生悲伤的事情,铺垫的不同,给人的感觉也会不一样。亚由线就是如预感般,悲伤降临了,俩人来到亚由愿望里的理想学校,但那里只剩下茫茫的白雪,以及被砍断的大树。支撑亚由的梦破裂了,也让亚由明白了自己的一切。

没能找到留下思念的人偶,亚由只好伤心的与佑一告别。在同伴的帮助下找到亚由一直寻找的人偶,也它的帮助下寻回被封印的记忆,那是一段绝望到宁愿忘却也不愿回顾的悲伤回忆,这份悲伤的回忆也让佑一确信,还有一件没完成的事情,还有一样没能完成的约定,还有一件没能遵守的约定。

回到约定的地方,亚由许下最后的愿望:好想继续跟佑一在一起。

不断重复的梦

永远不会醒的梦

连时间也停止转动的梦

在那里,等待着不可能回来的人

一直等待着

但是,

最后的愿望

想要继续跟他在一起的愿望

永远的黑夜

逐渐迎向白昼

静止的时间开始转动

静止的回忆开始缓缓的前进

抱着这唯一的奇迹

满怀思念的愿望创造了唯一的奇迹,怀着这份奇迹,两人终于走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的约定,终于可以实现。其实,这个奇迹,是不是亚由的愿望创造的呢?游戏里没说,也是维持朦胧的设定,个人还是觉得,奇迹的诞生还是依靠了愿望的力量。

在其它线路,在进入该线后半段的时候,亚由会突然出现,在夕阳下,微笑着向佑一告别,告诉他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并许下最后的愿望。个人认为,久弥笔下的三条线里出现的奇迹,都跟亚由的愿望有关。或许是我不愿意相信吧,因为不这样的话,亚由的道别就只能是单纯的说再见,这样的设定,太悲伤。另外,在最后评价的栞线里会有关于亚由愿望的提示,不过,奇迹与愿望的设定依旧很朦胧。

久弥另一个很鲜明的特点就是注重约定,回想一下真琴线,佑一也很看重与真琴,但在约定方面,明知道真琴即将要消失,佑一也敢许下永远在一起的约定,在我眼里,这个约定更像是哄真琴开心,不是说佑一不重视约定,而是久弥笔下的佑一更看重它而已。

名雪线与亚由线里常常会出现的对白是:“约定”、“约定喔”,足以体现久弥有多重视约定,就算小时候没能遵守在一起的约定,男女主角们也会很重视这一点,麻子笔下的男女主角也不是不重视约定,只是没这么强烈而已,或者说,剧情的重点并不在过去的约定,而是现在以及未来。

久弥则比较喜欢回顾过去,当亚由在幸福面前感到不安时,佑一的回答是:

现在不是和七年前一样吗?

我会一直留在这里

…...

.. …

不是约定过了吗?

佑一:哭出来的话,难得的鲷鱼烧可是会变咸喔。

亚由:呜咕,没关系啦。反正是怀念的味道,没关系。

比起展望未来,久弥似乎更愿意回首过去,但是,过去往往会有不愿意回首的悲伤。说出口的约定,是一定要履行的承诺,不是束缚,而是彼此羁绊的证明,以及延续。比起久弥笔下正正经经的初恋,麻子则显得有点玩世不恭,真琴线的佑一也是大胆的跑进浴室里准备与真琴共浴,有点色色的风格,更像是老头子的玩笑,久弥笔下的佑一可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亚由线更是连牵个手也会害羞。在接下来要讲的舞线里,老头子风格的玩笑会玩得更大胆,更欢乐。

亚由线的佑一,依然是存在感比较弱,类似于名雪线,佑一常常要在约定的地方等待对方出现,心境的转变也是以女主角为主,或许是因为久弥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主角身上吧,他塑造的女主角往往要比麻子的萌。突然想起塑料兄曾经写过一篇关于KEY社女主角的天然程度的对比,天然程度其实是跟萌直接挂钩,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参观他的贴子:http://bbs.sumisora.net/read.php?tid=10926844。

很意外,在他的贴子里,久弥笔下的女主角天然纯度高得夸张,更意外的是久弥接近全胜,久弥塑造的名雪、亚由、栞的天然度都异常的高,麻子笔下,只有佐佑理能够与之抗衡。

实际上也差不多是这样,久弥笔下的女主角总要比麻子的萌一些,也确实是跟佑一的存在感有很大关系,真琴线已经说过了,在接下来要展开的舞线也则完完全全是麻枝准的风格,其中的设定甚至要无视久弥的基本设定,接近是完全独立的一条线。

川澄 舞

极其独立的一条线,无论是基本设定或是剧情,以及那超自然现象,尽管随着剧情的发展,麻子还是把亚由在最后与佑一道别的一幕搬了出来,但实际上舞线完完全全不需要亚由的愿望,甚至,连小时候的回忆也与久弥的设定冲突。

登场方式依然是麻子风格的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魔物与猎魔少女什么的,再加上舞特有的无口属性,初登场的印象已经接近是怪人。相比之下,常常打圆场的佐佑理显得更平易近人。三人相处的过程也是麻子风格的热闹又欢乐。明明有一只已经是无口属性,麻子依然可以把三人的日常写得这么欢乐,这么热闹。

久弥和麻子都是写欢乐剧情的大师,而麻子笔下的男主角对女孩开的玩笑常常会有色色的感觉,这个选项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

摸她胸部看看

别做傻事赶快回家

当然,剧情是纯洁的,佑一不可能摸到舞的胸部,而麻子玩世不恭的态度却凸显出来了,同样玩得夸张的还有夜晚与魔物的对决,最让舞头痛的,在多数情况下不是魔物,而是佑一带来的宵夜,有部分选项也非常欢乐,魔物来的时候,带着牛丼逃走与扔下牛丼逃走什么的,要不要丢掉纳豆拌饭之类的。

晚上的战斗很欢乐,白天的聚餐更欢乐,其中一次玩笑也说明了麻子玩笑的风格:

佑一:喂,别只是看着我们的老头子玩笑啊!

佐佑理:啊哈哈~真是有趣呢~不快点吃的话,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喔?

佑一:知道了,那我就吃吧,不过要吃的是佐佑理学姐~!

麻子明明很年轻,却喜欢玩老头子的玩笑,久弥要老一些,却常常描述初恋般的青涩。但是,在恋爱层面上,麻子却常常不看重爱情,问及舞喜不喜欢佑一时,她的回答是朦胧又暧昧的:并不讨厌。

欢乐的日子持续着,但悲伤又是毫无征兆降临在他们身上,一直以来,魔物都视佑一为目标,但在舞会现场,魔物却袭击了佐佑理。大闹一场的舞面临退学的危机,但是,就算是这样的环境下,连“我喜欢她”的选项都有了,佑一对舞的感觉,依然像是挚友,而不是恋人。甚至,这个选项反而会让人感到突兀,会有疑问,佑一是什么时候喜欢舞的?麻子笔下的恋情就是这样,突然出现喜欢对方的选项,突然冒出喜欢的言语,就像真琴喜欢的漫画里的名台词:恋爱总是突然降临。比起恋情,舞和佐佑理的友谊,反而更重要,拼了命要留住舞的佐佑理,以及发誓要保护佐佑理的舞,同伴的友谊,重于恋爱。但是,这么重要的同伴,却被魔物无情的打伤,悲伤,再一次降临在他们头上。

前面已经说过,麻子在伏笔这方面做得比久弥狠,亚由线的剧情,在通完之前确实是想象不到,但可以跟据提示猜到一部分,而麻子笔下的真相会是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一开始,魔物的设定就已经很狠了,但没想到,更狠的还有魔物的真相,以及被封印的回忆。

前面已经说过,舞线在设定上有冲突,第一点就是小时候的回忆。佑一与舞是在10年前相遇的,而且,相遇的地方是同样的小镇。本来,真琴线的时候就已经有冲突了,不过,真琴线没明确的说出佑一是多少年前遇到小狐狸,但舞线就不一样了,明确的说明是10年前。但是,与亚由的相遇发生在7年前。

也就是说,佑一在10年前遇到了舞,在10年前与7年前之间,他是有回过小镇的,并在这段时间遇到小狐狸,那问题就来了,7年前的回忆里完全不提及舞,如果时间是连续的话,那小时候的佑一就渣了,他是完完全全的抛弃了舞,让她在孤独里挣扎了整整十年。

舞的力量将舞的思念以及两人的回忆传达给佑一,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怎么明白,10年前的相遇,是纯粹的偶然,命运的安排,还是被舞的力量吸引?如果说命运般的邂逅是凭借舞的力量,那佑一的思念,还需要传达吗?如果愿望是相信的时候就能实现,那彼此为这个愿望付出的努力,又算得了什么呢?朦胧的设定,还是让它保持朦胧吧,因为任何确定的答案,都无法解释这一切。

魔物与猎魔少女,以及失去的笑脸,只因舞对佑一的思念,不惜以与魔物战斗为代价希望唯一可以接纳舞所有力量的佑一可以留下来。所以,魔物是舞力量的具现,伤害魔物意味着伤害自己。魔物也是舞心境的体现,从佑一没能回到舞身边的那一刻开始,魔物诞生于约定的地方,因为舞的力量没能换回佑一的回来,也从这一刻开始,舞开始讨厌自己的力量。

无法接纳自己的力量,力量也无法回到舞身上,只能以魔物的形式,存在于约定要守护的麦田里。最后,依然无法接纳这份力量的舞选择了让剑,刺入自己的心脏,似乎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舞要选择自杀。

其实,一切的原因还是出在佑一身上,接纳舞的佑一让舞开始喜欢这份创造奇迹的力量,但是,当佑一说出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魔物的那一刻,当魔物诞生于约定之地的那一刻,舞只能相信这个谎言,被这个谎言束缚10年,失去笑容的这10年让舞无法否定自己的谎言,已经无法放下握在手里的剑,舞觉得,佑一的离开是因为他选择了逃避,最终还是没能接纳自己的力量,如果一切都是这力量的错的话,舞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把它摧毁。

佑一的告白,让舞回到小时候,喜欢力量的时候,在她心中燃起了名为希望的光辉,这份光辉回应了舞的愿望,在舞重新接纳力量的那一刻,也在佑一接纳舞的一切的那一刻。名为希望的力量,名为希望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能够有人喜欢着包括我的“全部的自己”的愿望。

如果说佑一的出现,是依靠如此便利的力量,那他自己的选择,又是什么呢?难道他只是单纯地被舞的力量操纵而喜欢上舞,这其中完全没有属于他的意识?力量与选择,是哪边的比例大些呢?游戏没给出答案,似乎也不需要答案,因为两人已经站在奇迹的光辉上,共同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麻子笔下的两条线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剧情都是跟着他的剧本转,没怎么照顾到久弥的设定,真琴线就已经是抛弃了亚由的愿望,舞线更是完完全全不需要来由的愿望,但这两条线都给出了亚由在黄昏下的道别,但这样的设定却矛盾了,既然不需要亚由的愿望,那她的愿望不就白费了吗?而舞线的剧情更是与其它所有线路的剧情几乎没联系,该线进入中段之后完完全全是佑一与舞和佐佑理三人霸占了所有的戏份,其它女孩完全没机会登场,而唯一登场过的亚由却显得微妙,因为舞的奇迹不需要她帮忙,舞线的剧情可以说是几乎独立的。

说到设定上的矛盾,真琴线说她才是佑一的初恋情人,但亚由线却差不多可以肯定她才是佑一的初恋情人,这里体现的问题是麻子的剧本没怎么照顾久弥的设定,不否认单独展开的舞线和差不多也是单独展开的真琴线都很有水平,但麻子的风格似乎就是宁愿自圆其说也不愿意配合久弥,反倒是要久弥来配合他。

舞线有许多剧情都发生在无人的晚上,但更多时候,彼此都不会孤独,寂寞的夜晚,佑一总会出现在舞身边,尽管环境是孤独的,但气氛,一点也不孤独,而久弥描述的剧本里,就算是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独处的两人也会有孤单的滋味。

仓田 佐佑理

佐佑理线出现在舞线里,剧情比较短,但也很精彩,很感人。也是充满麻子风格的友情大于爱情,神秘现象也是奇怪得让人摸不着头脑。纠结于一弥的消失让佐佑理的自我脱离了身体,所以,她看待任何事物都变得客观,不具备她的自我意识,割腕自杀的感觉也只感觉到“啊,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自我脱离身体的那一刻开始,佐佑理不再用“我”来称呼自己,而是用名字,这并不是爱惜自己的,而是无法以自我的意识认知自己,只能客观的用名字来称呼自己。面对他人,就算是再亲密的人,也要使用敬语,除了舞。

与舞的相遇让佐佑理久违的感受到了温暖,这是一弥消失以后从未有过的情感,佐佑理有了“就让我给她幸福吧”的想法,她觉得,这样的话,她也会幸福的,人要先给别人幸福,自己才能够幸福。

共同学习的三年,对佐佑理来说,是最幸福的时光,而这条幸福之路,还有很长,为舞的幸福而努力,也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尽管还不能像舞一样,不用敬语称呼佑一,但是,三人在一起的时常,却异常的幸福。大家在一起的幸福,也刚好是浮在空中佐佑理一直祈盼的光景。

佐佑理线的结局,很微妙,稍微有点理解不了最后佐佑理牵着一弥的手那段想表达些什么。另外,终章的剧情来看,佐佑理的自我似乎依然浮在空中,最后的几句话应该是她的自我说的,毕竟声音都不一样了。那问题就来了,浮在空中的自我,该去往何方呢?

如果说姐弟牵手的CG是意识流的表现的话,那,脱离佐佑理身体的自我,应该就是CG里的佐佑理。终章里说过,舞与佑一和佐佑理在一起的时常是她祈盼已久的光景,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愿望已经实现的时候,这份自我会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如愿望般美好的另一个世界,在那里牵着一弥的手,一起幸福的走下去。

佐佑理线的观点都是我的个人猜测,有可能是错的,不过,麻子在这方面做得也算是够狠了,不单单只是Kanon,之后的AIR和CLANNAD也差不多,朦胧的结局常常会让人猜不透,并且是游戏里几乎不给任何提示。在这方面,久弥似乎要温柔一点,在最后的栞线里,至少是对亚由的愿望给了提示,不像麻子的剧本那样完全摸不着头脑。

美坂 栞

彻彻底底是久弥风格的一条线,整条线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悲伤的设定决定了剧情会像ONE的上月澪那样越来越悲伤。作为久弥最擅长的领域,栞可以说是久弥发挥得最好的一条线,童话一般的剧情,这条线有久弥擅长运用的优美文笔,但是,比起最巅峰时的ONE,比起相似程度非常高的上月澪线,久弥依然是退步了,或者说,他在ONE的发挥太好了,反而显得在Kanon的发挥没那么好。

因生病而休学,只能站在教室外孤独等待的身影,只因为姐妹俩的约定——穿相同的校服在校园里一起吃姐妹俩一起做的便当。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约定,这是被姐姐抛弃的约定。站在约定之地,只有孤独与寂寞陪伴栞。无法治好的病让栞痛苦,但更痛苦的,是姐姐的逃避,这份悲伤让栞绝望,甚至要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

久弥笔下的悲伤,往往会描述得很彻底,佑一失去亚由时,这份悲伤对佑一来说,接近绝望,绝望到宁愿抛弃所有的记忆,以此逃避。栞线的悲伤也是这样,栞在生命的最后,还要面对被姐姐拒绝的悲伤,约定,可能是她生命的最后依靠,只是小小的约定,但姐姐还是没能遵守。

久弥笔下的幸福,总是要寄托于悲伤,在悲伤里寻求幸福,所以,久弥笔下的幸福,往往会有忧伤的气息,就像名雪线与亚由线常说的:“像我这种人,真的可以拥有这么幸福的时光吗?”。淡淡的幸福,充满了悲伤,就像是霜雾,容易破碎,小小的幸福,会让人感到不安,会害怕就连这微小的幸福,也捉不住。

栞在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那一天,遇到了佑一和亚由,两人的吵闹让栞感到悲伤,他们是那么的幸福,而自己却是如此悲伤,对栞来说,幸福是会让她感到伤心的事情,因为她不可能拥有幸福。

奇迹般的相遇拯救了栞,也从这一刻开始,坚强的栞,不管遇到多么悲伤的事情,脸上,总会保持微笑。也只能够微笑,已经无法哭泣了,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不存在可以依靠在对方怀里放心哭泣的人,所以,栞总是微笑着。

久弥笔下的女主角,总是坚强的,或许是因为他把精力都花在女主角身上的缘故吧,存在感微弱的男主角换来的,是坚强的女主角,不逃避悲伤,而是正面接受它的勇气,久弥笔下的佑一都不曾拥有,所以,佑一会忘却小时候的记忆。

久弥除了衷情窗外阳台外,似乎也很喜欢可以仰望天空的窗户,在休息日与佑一一起回到学校的栞,坐在曾经是她的坐位的位置,靠近窗户的位置,仰望天空:

久弥风格的线路,都有许多仰望天空的场景,常常也是无法欣赏美丽的天空,ONE的川名岬线就这样,在屋顶的阳台上,与浩平一起仰望同一片天空,但是,双目失明的岬却看不到这份光景。休学状态的栞,只能在与佑一约会的休息日,回到一直向往的学校,与佑一仰望相同的天空。

美丽的天空,久弥看到的,却是云朵的流逝,以及仰望着它的孤独少女。天空,很美丽,但是,仰望天空的光景,却太悲伤,栞与佑一独处在无人的学校,气氛却充满悲伤与孤独,而舞线也处在相同的环境,但气氛,却是无比温暖。

同样区别很大的,还有奇迹的设定,栞眼里的奇迹是“正因为不会发生,所以才叫做奇迹”,在真琴线,奇迹却是“发生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才叫做奇迹”,在真琴线,她与佑一的相遇本来就站做奇迹的光辉上,但这份光辉却会像烟花一样,稍纵即逝,而在栞线,奇迹却是希望发生,却不可能发生的事。栞线的基调就是这样,在悲伤里寻求幸福,祈盼发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尽管奇迹不可能发生,但栞依然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穿校服去学校上课,亲手做便当给佑一,就像是姐妹俩的约定一样,只是对方不是姐姐。但这份努力,想要传达的心意,似乎传达给了姐姐,让她可以接纳妹妹。

在恋爱上,前面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久弥笔下的情感是爱情>亲情,前面的舞线是已经有“喜欢你”的选项,也选了,但两人的关系依然是更像朋友,而不是恋人,久弥是不会这样做的。“觉得是喜欢”的选项,说佑一软弱也不是没道理的,面对香里的质问,佑一的回答是:“我想,应该是喜欢她吧”,尽管是正面的回答,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很懦弱。

但是,喜欢的心意,却是真实的,而且是恋人的喜欢,而不是亲人或朋友,尽管还是会有悲伤的味道。躺在草地上,回味与佑一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明明是幸福的回忆,但栞还是忍不住,眼角泛泪了:

或许是因为悲伤的铺垫吧,给人的感觉是这么悲伤的恋情,就算失去也不会太悲伤,佑一接纳了栞的一切,连同她的软弱,以及即将逝去的生命,被对方接纳的幸福,让栞感到温暖,而这份温暖,也凸显了栞的悲伤,就像亚由线的名台词:“我真的可以如此幸福吗?”,明明不可以喜欢任何人,明明不能被任何人接纳,即将逝去的生命,留给对方的,只会是悲伤,只好对最喜欢的人,说出最残忍的话:“永别了,佑一”。

在绝望般的悲伤来临之前,减少痛苦的最好途径,就是离开,比起消失的悲伤,离开的痛苦,反而显得温和。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自己的消失,会让佑一绝望,所以,栞会离开佑一。

栞线有上月澪线的影子也是因为这个,在澪线,浩平即将消失的时候,他也是选择了离开,比起舍不得离开的悲伤,逃避对方才是减少悲伤的最好方法。栞也是,只是,栞线给人的感觉,不如澪线那么朦胧,或许是因为澪线写得太完美了吧。

本来已经消失的亚由,在另一个世界,做了一个悲伤的梦,一个姐妹俩幸福在一起的梦,也是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的梦,这是幸福的梦,因为那里的姐妹,很幸福,也是悲伤的梦,因为这样的姐妹,只能出现在梦里。为了让幸福的梦可以诞生于原来的世界,亚由用最后一次机会,为这对姐妹许愿,许下发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愿望。

尽管已经提示了,但实际上,奇迹到底是不是亚由的愿望引发的呢?游戏只给了提示,没给答案。栞线的结局,很美好,美得有种打圆场的感觉,如果说,没发生奇迹的话,栞就这么消失的结局,也很好,或者说,这样的结局,才符合常理。但是,冬日的奇迹,无视了这个常理,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让这句话,成为谎言。已经不需要强忍泪水了,也不需要强颜欢笑,伤心的时候,哭出来就好了,在最喜欢的人的怀里。

综合杂谈

人们常常把Kanon和之后的AIR以及CLANNAD并称为三大催泪弹,算上ONE的话,就算是泣系四部曲,还用一年的四个季节分别代表这几个作品,其实是不可以这样的。ONE和KANON都是冬季的故事,CLANNAD是四季都有,AIR还好,比较多剧情都发生在夏天。

嘛,这些东西已经有很多人讨论过了,我不想再重复。虽然,四部作品都被称为是催泪弹,或者说是泣系,但实际上,四个作品里的“泣”所代表的意义并不相同。首先,作为鼻祖的ONE其实是部描述孤独的作品,在整体上,故事还是以悲伤为主,尤其是久弥在这一作的发挥已经可以说是到达顶峰了,他负责的几条线,真要说起来,其实几乎都在描述悲伤。很多时候,ONE催泪的地方都是因为悲伤,在最幸福的时候面对消失的悲伤之类的。

ONE的“泣”代表的,几乎都是悲伤,因剧情而流下的泪水,往往是因为悲伤,比如说男主角小时候的回忆:

在妹妹这么痛苦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居然就只有站得远远的看着她而已

… …

… …

我眼神冷冰的,看着妹妹躺在里头的棺木

我深深感受到变成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痛苦

我从来不知道生活在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悲伤的事情

这种感觉,仿佛悲伤已经充满了我的生命

ONE的剧情就这样,悲伤得可怕,尽管说,走出这段悲伤之后,换来的,是非常幸福的结局,但ONE这个游戏里,真正催泪的地方,都发生在失去什么的悲伤里。所以说,ONE的“泣”,源自悲伤。

Kanon有点类似,亚由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感觉与ONE的经历类似,也是悲伤充满了男主角的生命。尤其是久弥笔下的几条线,催泪之处,往往也出现在悲伤的时候,“泣”的源头,依然是悲伤。而麻子笔下的两条线,差不多也是“泣”在悲伤,但也有例外,真琴线里一家人的幸福,也算是“泣”的催泪弹吧。

Kanon之后的AIR以及CLANNAD就不一样了,“泣”的源头,越来越多的指向感动,而不是悲伤,当然,悲伤而泣的催泪弹也是很常见,尤其是AIR篇观铃消失的时候,CLANNAD里的渚和汐病死的时候。但是,更多时候,在Kanon之后的作品里,“泣”还是源自于感动,观铃在海滩里呼喊妈妈,风子为姐姐的婚礼祝福之类的。

在评价上,尽管Kanon已经算是奇迹,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Kanon的评价依然不如之后的几大作,其实,Kanon和AIR以及之后的作品都非常出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久弥与麻子在风格上的不同还是其它原因,导致了Kanon在评价上也是变得微妙了。

在百度百科上,Kanon的主题是“奇迹”与“约定”,在久弥笔下,这两项主题都表现得淋漓尽致,麻子也表现得很好,但麻子表现得更好的,却是家庭的温暖、同伴的友谊,“奇迹”的风格也跟久弥的不一样。不管Kanon的评价如何微妙,这部作品本身是神作级别这一点是不容怀疑的,就像它的主题一样,是KEY社奇迹般的处女作。

顺便的,人们把麻枝准称为大魔王似乎也不是没道理,纵观麻子笔下的作品,他常常会做得非常狠,而且是狠得很彻底。ONE是让妹妹病死,而且写得如此悲伤,Kanon的亚由还收手了,至少在她那条线,依靠奇迹的力量还算是可以活过来。AIR的观铃也是,该便当的时候,似乎是毫不犹豫的让主角消失。CLANNAD的渚线更狠,连女儿也要便当,而且,由于游戏剧情的需要,甚至是便当一次之后轮回到相遇之时,然后继续便当。

另外,在埋伏笔方面,大魔王也做得够狠,在刚开始攻略ONE的时候,有谁能猜到序章所代表的意义呢,CLANNAD的序章也是,甚至是彻底分析之后还没能给出比较合理的解释。Kanon尽管不是大魔王企划的,似乎没机会再玩另一个世界的样子,不过,他负责的两条线也是搞得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久弥写的东西也挺狠,梦的设定以及亚由的愿望都写得很朦胧,但他至少会给出提示,虽说他也是不会给出真正的答案,但他笔下的超自然现象在玩家认真攻略完游戏之后一般都可以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大魔王就没这么善良了,AIR的结局似乎也是骗倒了很多人的样子,到现在似乎也有挺多人没能弄懂结局的意思。CLANNAD也是,不认真研究就不知道,认真研究的话,会被吓到,而且是彻底研究之后还得不出想要的结果。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853167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a2b4408c6d4bf4fc18d8ddd8332f3e6aa0dbd456.jpg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