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永远的羁绊,《ONE~辉之季节~》通关感想

(本文采集自论坛「澄空学园」,侵删)

作者:小脚丫

写作时间:2010-06-04

很开心,玩了ONE 光辉的季节,作为大魔王最初的两个作品之一,最早的作品是MOON,不过还没开始玩。因为是98年的作品,刚开始玩的时候好几次忍受不了糟糕CG,没过几天的剧情就放弃了。还好最后还是坚持通完第一条线,也真正体会到游戏的魅力,这让我可以坚持推完其它的线路。还好当初没有放弃这部作品,作为催泪系的始祖之作,加上MOON,这两部作品似乎还被人们称为GAL界的EVA。游戏前期的剧情很欢乐,还以为会像CLANNAD那样是个充满温馨的作品,玩通所有线路才发现,ONE这游戏并没有这么简单,穿插在游戏里的永恒世界,对内心世界的描写,平行的世界意外的深奥难懂,各线路的剧情也充满了孤独,悲伤的描写,但最后完美的结局却让人欣慰。虽说有些剧情还是没理清楚,比较特别的冰上瞬线到现在也没搞懂他的存在,感想里也没有他的介绍,不好意思了。

写这篇文章也是因为在SOS团聊天的时候跟羽大说过要正式的写一篇ONE的感想文,当然,最重要的是体验了这个神作级另的作品,有感而发。不过,我自己也清楚自己写文的水平有多差,请各位别太期待我的文笔。同样的,毕竟是98年的作品,请别太在意事件CG的画质。

最后一次哭泣——椎名茧 

浩平与长森选择抄小路上课,在路上巧遇正在挖已死的宠物妙妙(一只雪貂)的坟墓。好心的长森和浩平决定帮助她,期间茧还哭着抱起已经埋掉一半的宠物尸体哭泣。在长森的安慰和劝说下才依依不舍的将妙妙放回去。放学后俩人带茧去布偶店买了只布偶给她。根据游戏里对布偶的描述,似乎跟KANON佐佑理送给舞的那只差不多。回去的时候抱着布偶的茧还不小心让布偶的头擦到地上,把新买的布偶搞得脏兮兮的。

茧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脆弱,只知道哭泣。拿小土铲挖土时还把衣服弄得满身是泥,连为已死的宠物立坟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像小动物一样警戒着别人,让人怜爱也让人感到她的懦弱,甚至连基本的自理都做不到。送茧回家与她家里人谈话才知道,茧的妈妈并不是她真正的妈妈,茧只会一个人躲着默默的哭泣,甚至还不懂得接受别人的安慰。体会不到温柔的她无法与人交往,唯一陪着她的宠物死去之后让她变得更孤单,也因此产生了让她尝试接触别人的契机。也因此,她可以在浩平面前放心的哭泣,依偎在长森的怀抱里。

为了照顾茧,他们准备让茧去他们学校上课,从七濑那借来校服,一起上课,一起生活。之前还很在意一个班突然多个人难道就不觉得奇怪的吗?茧很喜欢七濑的长发,经常一见面就扑上去拉她的头发,七濑因此受了不少罪。长森带她去学校餐厅吃饭,茧一口气点了十几个个汉堡,只吃了两个就饱了,剩下的让茧带回家。

这里有个比较重要的选项,茧要去厕所的时候选择带她去还是让她自己去。一开始玩的时候心软选了带她去,攻略里也写了一定要选这个,结果怎么选也是BE。后来才知道这选项的用意,包括之前带茧去学校上课,让她去餐厅吃饭也是。茧线的主题是成长,一个人的成长需要自己的努力也需要同伴的支持。而支持得太多只会变溺爱,过度的保护只会让茧止步不前。带她来学校上课,接触生面孔也是为了创造茧与人相处的契机,让她可以从封闭的世界走出来。这个选项正体现了这一点,虽说茧一个人在学校乱逛还是没找到厕所,最后还是哭泣着等待浩平的帮助。但是,能够踏出这一步,对茧来说已经是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总好过一直依靠别人的帮助,不思进取。

长森与浩平聊的时候提到他们觉得茧很可怜,带她到陌生的环境里,与陌生人相处。不过,看着至少天天都按时来学校的茧,面对茧的努力,身为同伴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用心的看到最后,午餐的时候还是要选择让她一个人去,虽说心软的长森依旧会不放心的陪她一起去。放学的时候茧看到街上的汉堡又忍不住想吃,也是一点一大堆,而吃一个就饱了,剩下的都带回家。

茧的家人看到她越来越有精神,决定让她回原来的学校复学。知道这消息的浩平和长森有点伤感,才刚认识没多久的同伴就要面对分别,才刚建立的羁绊就要面对分别的考验。而且,茧还要重新去适应新的环境,独立面对只有陌生人的世界。身为同伴,唯一能做的,也只能陪伴她到最后。

午饭的时候浩平他们各自买了一大袋汉堡给茧,分量多得可以堆成小山。汉堡一如既往的没吃完,之后众人一起开心的玩游戏,闹了一下午。但分别的时候还是会到,像白痴一样说完最后的话后,茧提着比平时多很多的汉堡回家。七濑嘴里傲娇的说着她走了就轻松,没人扯她头发,午饭的时候却不自觉的买了一大袋汉堡给茧,另两位也一样。那些汉堡,就像送别的花束,握在手心的重量也是彼此羁绊的沉淀。

不过,茧还是跑来学校,却没有像最初相遇那天穿着便服直接跑进教学楼,而是默默的站在校门口等浩平他们出来。浩平和长森还是忍不住跑出去,果然不能这么快丢下她不管,比起以前,茧确实是进步了许多,但还不足以独自一人面对自己的人生。最后还是决定让茧继续与浩平他们生活。浩平认为茧需要朋友,朋友会帮茧学到很多平时学不到的东西,当茧说出:“我会好好努力的”时她妈妈一时间变得不知所措,或许她也明白茧一直在努力,只好暂时放弃复学。

圣诞那晚浩平带茧去约会,还特意向七濑借了“华丽”的服装,去高级餐厅吃牛排,但茧还是不小心把牛排掉衣服上,弄脏了衣服,还大哭起来。一开始斥责她,却越哭越大声,最终是浩平以告白止住了茧的泪水。大哭大闹完之后他们只好离开,去普通餐厅吃汉堡。看着一个汉堡就满足的茧,浩平甚至还后悔带她去吃牛排。而当茧意识到浩平是她恋人后就忍住了哭泣,告白虽说是一时冲动的选择,但浩平也说不出结束这种话,只好维持现状。而他的生活也开始产生变化,开始对无聊的课程产生实感,或许是因为他有恋人了吧。他明白,茧需求着他的存在,希望得到恋人应该有的幸福。当天浩平与茧约会,还带她回自己房间。抱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浩平觉得如果在茧的眼里抱着他和抱着长森没有区别,那当时的告白会变得毫无意义,只好用身体去证明彼此间的区别(话说,H的理由还真够特别)。羁绊的建立让彼此成为真正的恋人,浩平不再是茧的保护者,而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存在。本来这个时间等待着他们的是幸福的未来,而此刻浩平的日常却开始崩毁。

存在感在慢慢的消失,浩平的身影在慢慢的淡化。曾经建立过羁绊的人在慢慢的忘却他的存在,浩平也渐渐的从这世上消失。具体原因将会在最后平行世界部分说明。

无法摆脱消失的命运,浩平只好在给他人造成麻烦之前离开,在路上遇到茧,也只有羁绊最深的她还没完全忘记浩平的存在。在去买汉堡的路上下雨了,路上发现一只失散的小狗。寻找主人的途中与茧走散。第一次攻略的时候之前茧去买饭那选项选的是陪她去,这时失散的茧只会哭泣,看着哭泣的茧,浩平也无能为力。而都选让她一个人去时失散后还是坚持抱着小狗寻找它的主人,路上被人撞倒过,踩到水坑滑倒过,但她还是不放弃。最后找到小狗的主人,看着抱着小狗的小男孩,茧还可以主动去关心对方,轻抚他的额头,让他安心。

完整看完这一幕的浩平才可以完全确认,曾经的爱哭鬼已经长大,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承担义务,帮助别人。帮助只是一点点,比起一般人,这点能耐算不了什么。但对茧来说,这样已经足够,这也是茧一起努力的成果。成长所需的勇气她已具备,能不能面对未来,未来能不能成功这还是未知数,但至少现在,在浩平即将消失的这一刻,他看到茧努力的成果,也可以放心的离她远去。最后带她去吃汉堡,茧点完餐回头的时候浩平已经不见踪影。

结尾曲之后是茧的日记,刚开始回到学校过得很辛苦,被班里的人欺负,做事不得要领,但交到了朋友,有朋友在,学校生活开始变得开心,讨厌的事没以前那么讨厌。与她做朋友的女孩也是因为她的坚强,被男孩子欺负也可以一声不坑的忍着。和她做朋友不是为了同情,而是想学习这份坚强,回学校后没哭过的她忆起最后一次哭泣:点了餐,吃饱了,店打烊了,浩平始终没出现,在最伤心的时候扑倒在母亲的怀里放声大哭。

一年过去了,复学度过的这一年,这一年分量的回忆正是她努力的证明。在毕业式当天,终于等到浩平的回来。茧线是玩ONE第一个攻略的角色,也是感触最深的一条线,从最初连别人的温柔都不懂的小孩子成长到可以独立创造属于自己的回忆的大人,这到底需要多少勇气和努力呢?

小时候的约定——上月澪

澪酱线在我玩过的GAL里也算是最特别的,因为不能说话(不好意思,真的不想用哑字形容她),言语只能靠身体动作和手上的素描本来表达,还真是无声胜有声呀。

相遇在与岬学姐吃午饭的时候,澪酱不小心把汤面撒到浩平身上。不能说话的她,只好一直低着头表示歉意,反而是眼睛看不到东西的岬学姐(实在不想用瞎字形容她)明白澪酱的意思,让澪酱帮浩平洗外套。几天后与岬聊天时遇到澪,并把洗好的外套还给浩平。顾着和澪“聊”,反而忘了岬的存在,还报怨:撒比希哟~(岬学姐每次被无视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三人组合很奇特,澪不能讲话,岬却看不见东西,但有浩平在,彼此还是可以顺利交流。

澪酱是个冒失鬼,把拉面撒到浩平身上,还外套的时候也是,走路的时候常常会撞到别人,走到浩平身边的时候已经是一副快哭的样子。之后一次相遇也是,意外的弄掉了手上的文具盒,文具撒了一地。不过,与茧不同,同样是做事不得力,但她不会像茧那么消极,走路撞到人,她会乖乖的道歉,掉了的东西她会默默的捡起来,偶尔会露出快哭的表情,但她不会选择消极的哭泣,给人一种精神十足的感觉。

去社团的路上遇到澪,原来她也在搞社团活动。浩平是轻音部的成员,不过那里一个人也没有,浩平只好一个人默默的演奏。明知道社团只剩下幽灵成员,一个人呆在那只会浪费时间,但他还是坚持弹奏,没办法讨厌,因为本来就是喜欢才加入这个社团的。ONE这作品经常有孤单一个的描写,同时也体现出游戏的主题。对浩平来说,孤独是对他的考验,建立的羁绊甚至还要接受来自永远的挑战,游戏的选项也常常体现这一主题,建立的羁绊不够深只会达成BE,默默的从这世上消失。各大主角也如此,彼此都有孤单一个人经历,承受过孤独的痛苦,也只有从这份孤单的痛苦中走出来,才能与人建立超越永远的羁绊,这也是光辉的季节的意义所在。

准备回家的时候遇到澪,还邀她去商店街吃东西。但澪想吃寿司,这桥段后来的KANON也有用到(佑一买宵夜给舞吃的时候),最后选择的是巧克力圣代。交淡的时候她“说”她是戏剧社成员,在排练一出话剧,她很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出去,有很多东西想表达给观众,可是她却特别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心意。 之后的一天浩平又去社团教室,但一觉睡到天黑,出来的时候遇到澪,原来她忘了拿另一本素描本,之前也提到,演话剧时的澪没能传达自己的心意不多不少也因为她怯场,胆子很小的她跟本不敢独自一人进教室。一路上澪酱一直可怜兮兮的挽着浩平的手,一副泪汪汪的表情,意外的很可爱,呃,毕竟是98年的作品,请别在意CG画得崩:

最后还是找到素描本,浩平看到它时有种怀念的感觉,第一页写的大大的澪字很有印象,但彼此都记不清详细,澪也只知道这是她很珍贵的素描本。找完素描本后夜更深了,澪不敢回去,浩平只好一直陪着她。

看着澪平静的睡脸,浩平深深的体会到澪为了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对方付出了多少努力,从没上台过的她毅然加入戏剧社也是为了这个吧。幼小的身躯,明明这么努力,却一直徒劳无功。面对像妹妹一般存在的澪,浩平决定加入戏剧部帮助她克服怯场的毛病。浩平其实责任心很强,虽说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当他看到身边的人遇到困难时他总是会毫不保留的倾尽全力帮助对方,关心对方的心意甚至比老好人的长森还强烈。

遇到岬,她和戏剧社的社长深山是好友,岬欠下午餐钱,还不了只好去戏剧社帮忙,浩平也顺便递交了入社申请。被无视的岬又在报怨撒比希哟~。成长不仅限于澪,浩平也一样,下定决定的那一刻就要开始行动。为了帮助澪,浩平也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早上不再赖床,不需要长森每天跑过来叫他起床,不再跟迟到的铃声赛跑,也不会继续无所事事的虚度光阴。认真的学习戏剧社的工作,与澪一起努力排练话剧。之前也强调过,浩平其实责任心很强,平时的无所事事也是因为他并没有明确的目标,不存在努力方向。茧线也说过,成长需要勇气也需要契机,与澪的相遇也是浩平成长的契机。共同的努力,共同的付出不仅改变了对方,也改变了自己。不再是单方面的提供帮助与接受帮助,而是彼此为同一个目标共同奋斗,这样才可以称得上是光辉的季节。

为了进一步改善澪怯场的毛病,部长决定让浩平单独指导澪。俩人一起努力排练戏剧,过程很辛苦,经常练习到夜晚,但生活很充实。但是,平静的日常不能常驻浩平的世界,等待他的依然是残酷的消失。

排练到后期,澪的戏服也做好了,社长拜托他们去取,但走在路上澪突然跑了回去。原来她忘了拿最珍贵的素描本。但浩平却大声的斥责澪,原因会在最后讲到。回去的路上浩平准备买寿司奖励澪,并吩咐她站在原地等他。回来的路上下雨了,守着原地等他回来的约定让她一直站在那个地方,约好的地方,一步也没走开过,任由雨打在她身上。看到这一幕的浩平马上冲回去抱住澪,带她到屋檐下避雨,这时澪的眼角上浮起晶莹的泪花。渐渐被人们忘却的浩平也想起了小时候的约定,唯一的羁绊: 无法讲话的澪无法融入其它小孩,只好一个人在公园里玩,无法讲话的她不能做自我介绍,浩平只好借了本素描本给她,并约定下星期见面的时候还回来。约定的那一天正好是父亲去世的日子,浩平没能遵守约定。素描本是维系他们羁绊的唯一象征,也是束缚澪的枷锁。不肯放手的约定,让澪无法释怀,为了遵守约定,她变得坚强,这也让她在今后的生活里吃尽苦头。简单的一句留着这里等我的约定,即使下雨,她不敢踏出一步。没能遵守的约定已经过去,消失的命运也无法改变,但至少可以让澪摆脱枷锁的束缚,浩平走到澪的教室,从素描本里撕下一页,用蜡笔写下一句话:对不起,我失约了,带走了素描本。

来到体育场,一直看着澪表演到最后,戏服很合身,演技很老练。这是澪努力的成果,也是浩平坚持到这一刻才离开的理由。带着伤感默默的离去,此时场内响起了雷鸣掌声,浩平感到一丝的留恋,但还是选择离开,在最后的一点时间,回到一起练习话剧的餐厅,回到戏剧社,翻开澪的素描本,回味彼此的点点滴滴,在最后一页写下:再见了,澪。

最后回到体育场,空无一人的场馆就像浩平的世界,没人送别的人,没有别离的话,不再被人牵挂,也不会伤害他人。本来应该无人的场馆却出现澪的身影,竭尽全力说完最后的祝福,在消失前的一刻,澪突然吻上浩平。嘴唇传达了连言语也无法表达的心意:喜欢你。别离的痛苦只因心中有割舍不下的羁绊。浩平不再抑制喜欢对方的心意,早已发现,澪不再是妹妹般的存在,保护她也不是出于哥哥义务,而是恋人的责任。消失之时被最重要的人发现或许会很痛苦,但毋容置疑浩平现在是幸福的,因为所爱的人就在身边。感受过无数次的体温也在此刻变得特别,相拥的两人,被柔和的暖意环抱着,不需要言语,嘴唇的触觉已传达了一切。

孤身一人迎接最后的一刻,这是减轻悲伤的唯一方法,拼命的抑制自己的情绪,否认喜欢对方的事实。害怕伤害对方,害怕受伤,逃避与他人的接触。但澪一直微笑着面对浩平,接受他的一切,信任他,守候他。一开始就不应该抑制喜欢的心意,在消失的一瞬间,面对澪的微笑,浩平许下最后的约定:一定会回来哟。所以,在那之前,能一直等我吗?这一次,浩平遵守了约定,再一次出现在学校餐厅,再一次被面汤撒到,再一次与心爱的恋人澪相拥。

小小的约定维系了两人,是澪的坚持打破了消失的命运留下了浩平还是浩平无法放下冒失的澪选择了回来呢?相拥的两人,感受着彼此的体温的两人,理由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

存在于心里的美丽世界——川名岬

相遇在黄昏的屋顶,一起感受晚霞。岬看不见东西,但可以用身体感受外部的世界。之后本来浩平为了逃避值日再次跑上屋顶,遇到天岬,岬也在逃避同学深山(刚的戏剧社社长)。成功骗走深山后两人约定比赛放学后看谁先到达屋顶。

学姐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奇怪吧,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比较喜欢开玩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她很爱撒娇,稍微被无视就会报怨撒比希哟~。深山一直说岬一脸悠闲又脑袋空空,等她走后学姐也在报怨自己并没有脑袋空空,暗淡的瞳孔偶尔会表现出忧伤的情感。

第二天浩平认真回应挑战,跑上屋顶的时候撞到岬,只好取消比赛改为一起回家,只是岬的家就在学校附近,两步路就到了,跟本没有一起回家的感觉。浩平想约她去商店街玩,但被拒绝了。一起去图书室时还互通地址,准备新年时送贺卡,浩平感慨时间过得快,马上就要新年了,而岬的眼神却充满忧伤。

对从小就生活在学校的岬来说,学校就是她的一切。走过无次数的路,出入无法次的课室,这份熟悉的感觉让她安心。可以说,学校是她唯一的容身之所,只是,已经三年级的她不得不面对毕业,不得不离开,不得不去熟悉新的环境。眼睛看不见东西的岬无法踏出离学校哪怕是一步的距离。陌生的环境让岬感到恐惧,她无法答应浩平去商店街玩的邀请也因为如此,很在意时光的飞逝,却无法挽回。圣诞夜浩平邀岬在课室约会,两人的圣诞节,简简单单,几袋零食和一支蜡烛。岬看不到烛光却可以感受到温暖的烛火,在同学都走掉的寒假,只有浩平陪伴她,一起度过不孤单的圣诞节。浩平在最后却说彼此在浪费时间,被岬斥责了。对岬来说,发生在学校的一切都是她最珍贵的回忆,绝不可能是浪费时间。浩平无法理解生活在黑暗里的岬抱着怎样的心情度过即将逝去的校园生活,也不懂得岬多少珍惜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也是岬常常露出悲伤神情的理由。临别时约定新年当天互相送贺卡。

新年当天浩平收到写着歪七扭八的文字和有扭曲变形的插图的贺卡,这时才想起圣诞夜的约定。眼睛看不见东西的她要付出多少大的努力才写得出这样一份贺卡,也清楚她多少希望把新年的祝福传达给自己。诅咒自己的愚蠢,怀着歉意连忙赶到书店对应特有的点字写下岬读得懂的文字。贺卡送晚了,但这份心意却已经传达给对方。约定最重的并不是结果,而是守护约定的这份心意。忘记约定的歉意,为了写岬可以解读的针点字所付出的努力,最后完成的有点粗糙的贺卡正是守护约定的最好证明。这也让岬感动得落泪,此刻的浩平才明白,克服比自己还深的悲伤,坚强微笑的学姐,这位靠得太近而没有意识到的存在。空荡的心似乎被岬的微笑填满,意识到这份心意的浩平也意识到日常崩坏的到来。不过,刚意识到的存在,刚被填满的心岂可容许说崩坏就崩坏的日常。与前面两条线不同,浩平开始反抗自身世界的崩坏。 与岬的交往也让浩平明白岬的伤感,一直认为就算毕业,就算别离,想见面时依然可以见到。就算还能见面,就算还能交谈。但是,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却无法挽回,一同走过的每一瞬间都不会回头。

但是,崩坏还是如约来临,渐渐被忘却的浩平,跑上屋顶时,岬却像注视陌生人一样看着浩平,却在下一秒微笑着说这只是开玩笑。真正感觉到世界崩坏的浩平,被岬调皮的玩笑刺到,也发现自己多么喜欢岬,害怕心爱的人忘却自己的存在。深深的抱紧岬,感受彼此的体温来确认自己的存在。放学的路上牵着岬的手浩平想确认岬的心意,但被岬果断的拒绝,自己的不幸已是事实,她不希望交往的人和她一样背负这么残酷的命运,不想束缚喜欢自己的人,只好封闭内心,独自承担自己的不幸。

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浩平再次约岬外出,但还是被拒绝。岬无法拥有普通人的日常,常人所应有的幸福对她来说却是最残忍的诅咒,失去色彩的世界只留下失明前那瞬间留下的记忆。只有在这所学校才能找到熟悉的光明,忆起曾经看过的色彩。所以她惧怕外面的世界,被黑暗包围的世界让她感到绝望盘的可怕,她无法跨出这一步,也无法答应浩平的邀请。

典礼当天,如同陌生人般存在的浩平无法顺利进入典礼会场,只好等到人群散去才溜上屋顶,岬很开心,能来就表示已经遵守了约定。漫步在无人的校舍,感受三年的回忆。岬突然记得忘了还图书室的书,帮忙的浩平走到黑暗的图书室时,浩平尝试不依靠灯光,把自己投身于黑暗中。这时候浩平才发现,黑暗的世界是多么的恐怖,吞灭一切的黑暗,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也感觉不到。空无一物的世界,没有色彩的世界,绝望般的世界,浩平感到害怕,身体在发抖。想象自己要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浩平得出来的结论只有死,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却无法抵挡绝望般的黑暗,尽管只有一瞬间。认识到岬的坚强,也明白自己早已被这份坚强吸引,最后在课室完成只有两人的毕业典礼,大胆的告白,岬没有拒绝。不需要担心自己的不幸,不被残酷的现实束缚,不需要后悔,喜欢的人就在眼前,这比一切都重要。

屋顶上,岬说出活下去的理由:虽说无法看到美丽的景色,可是那景色却是毫无疑问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且还可以用别的方法来感受它们的存在。喜欢这个世界就不会想去别的世界,星空很美丽,对吧?如同闲话家常一般的话,但浩平却可以感受到在她可以微笑的说出口之前一定经历别人所无法想象的苦恼。对她来说,学校之外的世界依然可怕,依旧会感到恐惧,不过这一次她决定拜托已成为恋人的浩平,大胆的迈出所熟悉的世界,走向商店街。留在这世上的时间已经不多,浩平希望可以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岬,让最后的记忆填满岬的颜色。牵着岬的手,很开心,也很哀伤,没能坚持到约会结束,只好无奈的告别,留下最后的约定:回来的时候,希望你可以笑着原谅我。

一年过去了,本来应该是浩平这一届毕业的日子,他又一次没出现在典礼现场,出现在屋顶的他,被岬深深的抱在怀里。迟到的毛病还是没有改,但还是一如既往的遵守了约定。岬说出一直藏于心底的一句放:浩平君,恭喜毕业。

或许正如岬所说,喜欢这个世界就不会想去别的世界,有岬在的世界让浩感到幸福,这份幸福填满了他的世界。其它线也如此,与最重要的人建立的羁绊最终会胜过消失的命运,回来的时刻也会如约而至。岬线的浩平不再像前两条线那样相对消极的接受消失的命运,不再害怕伤害对方而抑制自己的情感,勇敢的承担恋人的责任,也不害怕崩坏的痛苦,积极面对心爱的恋人。岬也一样,虽说一开始没能走出熟悉的学校,但是,能够面对黑暗的世界已经很不容易,微笑的背后隐藏的是绝望般的痛苦和与之对抗的毅力。

笨拙的恋人——七濑留美

比起其它线,七濑线很欢乐,很轻松,很搞笑,没有太多阴郁的剧情。中途转校来的七濑,笨拙又孩子气的她立志要成为淑女,希望至少可以在班级里建立淑女的形象。但调皮的浩平却经常搞恶作剧,上学的路上撞倒她不但不肯认错还教唆长森脱她衣服,把她的长发绑在凳子上,跟着她去社团,用坏心眼的语气激怒长濑,搞砸她的淑女计划。

正好班里男生们搞的最受欢迎女同学,对长濑来说成为最受欢迎女同学正是淑女计划的目标。浩平虽说一直懒懒散散,但面对七濑的拜托,他没有迟疑,细心的帮她搞好在班里的形象。英语课帮她翻译英文,语文课小测试帮她拿到满分,而自己去忙着帮忙忘了写答案,交了白卷。

人气甚至高过长森的她却糟到女同学的嫉妒,把图钉放到长濑的坐位上,而明知道有有图钉七濑却每次都被图钉扎到。委托浩平当自己的保镖,浩平和长森为了找出真凶还玩起了侦探游戏。找出了真凶,长濑试图用新手烤的曲奇饼化解误会,女同学不但不领情还摔了长濑的饼干。为成为淑女,一直克制自己的七濑也快达到忍耐的极限。看着咬紧嘴唇,拼命忍耐的长濑,浩平在她发飙之前动怒,大声的斥责这几名女同学,捡起散在地上的饼干,拉着七濑的手跑出课室。

从最初的恶作剧,到一起努力拿下最受欢迎女同学,再到一同解决与女同学的误会,再到浩平勇敢的维护七濑淑女的形象,赶在她发飙之前怒斥有错在先的女同学。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恶作剧的对象已经变成不可或缺的存在,已经成为拼了命也要保护的存在。不知不觉传达的心意,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储存到无法割舍的分量,欢乐的日常已经成为维系彼此的羁绊。而笨拙的浩平却依然没发现对方喜欢自己的心意,圣诞夜的约会,浩平带七濑去吃泡菜拉面。明明这么期待,推掉任何人的邀请,浩平拒绝长森的邀请改为邀七森约会的时候她很开心,还以为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与最喜欢的男生一起度过美妙的圣诞夜,而换来的却是泡菜拉面。才意识到这份心意的浩平牵起七濑的手,在公园里跳舞。月光下,相拥的两人,嘴唇碰上了嘴唇,泡菜的味道,初吻的味道。笨拙的两人,用同样笨拙的方式确定恋人的身份。回过头来或许还要感谢这几位恶毒的同学,忍耐到极限的七濑,如果真的吼出来,破坏淑女的形象,又会变成转校之前的模样。是浩平代替她吼了出来,平息七濑的怒火,也让她决定继续当淑女,也说出了坚持当淑女的理由,以前的她是剑道部成员,曾经留下过实际的成绩,却在二年级的时候腰出现问题,没办法坚持剑道。无法再挥剑的她感到迷惘,这时前任部长建议她继任新部长。无法继续挥剑,但依然回到喜欢的剑道部,带领部员拿下辉煌的战绩。但是,把精力全部献给剑道的她却无法体验作为女孩子应有的幸福,面具下的自己已无法拥有普通女孩子的日常。所以她放弃剑道,留长头发,改变自己的形象,像个小女生一样憧憬成为淑女。

在高中才觉醒的身为女孩子的认知让七濑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但是亲吻过的俩人已经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玩过家家的游戏,而是将彼此视为异性的存在。身边有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让浩平感到安心,过分的安心也让他感到环境的违和,害怕这种违和感,让浩平更加依赖七濑,独处的两人,浩平想拥抱对方,却被七濑笨拙的理解为索求自己的身体。但浩平没有去澄清误会,他知道,这不是欺骗,喜欢对方的心意不会变,成为恋人的两人互相索求对方的身体只是彼此羁绊的延伸。笨拙的两人,再一次笨拙的结合在一起,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比起形式,心意更重要。

但是,崩毁的现实还是来临,绝望般的不协调感让浩平感到恐惧,这让他更加依赖七濑,也是他最后的考验。也体现在选项上,七濑的存在是否让她感到安心,选择索求七濑的身体会进入BE,七濑会忘却浩平。浩平还是抑制了索取对方身体的冲动,喜欢的心意不可以成为束缚彼此的枷锁。浩平忆起还没送圣诞礼物给,如果与他人有所牵绊就能够继续留在这个世上的话,浩平原意付出自己的一切追寻七濑,用掉所有的存款订了高贵的礼服送给七濑,并约她在初吻的公园见面。

穿着礼服的七濑没能在公园等到浩平,但她没有放弃,一直等在约定的地方。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季节更换了,她还是守在那里,守候约定的地方,等待相约的恋人。一年过去了,相约的恋人终于出现,穿着不合时宜的丧服,完全没有王子的形象,自行车上的两人,丧服与退色礼服的搭配依然别扭,但这样已经足够。

整个七濑线玩下来,到处充满欢乐的剧情,整个作品也只有她的剧情最欢乐,最开心。笨手笨脚的七濑常常办事不得力,活像个小孩子。快言快语的她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败下阵来。以H为前提去浩平家的路上还扭扭捏捏的找借口转移话题,紧张兮兮的样子即可爱也让人觉得好笑。

不会忘记你的存在——里村茜

正式的见面是在上学的路上,平时总是爱睡懒觉的浩平意外的早起,去学校的路上看到茜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草坪上。不主动开口说话,总是以忧伤的眼神注视着远方。话很少,或者说她不愿意与人往来,只维持最低限度的谈话。不像茧那样是不善于与人交流,而是在交流之前就拒绝了对方。但浩平没有放弃,依然天天邀她一起吃饭,努力寻找话题,虽说每次谈话时间都只有几秒钟,但浩平还是坚持与她往来,不因她的冷漠而放弃。

其中有一天浩平忘了买面包,准备去食堂买的他不忘记出发前跟茜说一声。在食堂与同学交淡时发现,今天的茜似乎很高兴,买好面包去中庭的时候顺口喊了茜的名字,之前是称呼她里村。茜很开心浩平记住她的名字,她觉得忘记对方的名字是件很悲伤的事,也因此开始以名字称呼浩平。游戏里这个选项很重要,这个选项没选对就进不了茜线,选项也体现茜线的主题,不会忘记对方的存在,让彼此在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才能成为同伴。与茜的关系也从这选项之后发生变化,茜依然冷漠但不再拒绝浩平,没有拒绝放学后一起回家的邀请,一起挂在脸上的忧伤也少了许多。回家的路上浩平提议吃鲷鱼烧,却忘记路线,第一次走回学校,第二次走到公园。太阳下山了还没找到鲷鱼烧店,但茜却一直跟着浩平,任由他的“直觉”带着她穿行于狭窄的小道,信任着他。没找到店还开始报怨浩平,这时的茜开始露出普通女孩子应有的表情,不再像之前相遇时那么冷漠,语气越来越平和,也开始和长森讲话,不再拒绝别人。可以说,是浩平的积极带动了茜,改变了她,让她变回正常的女孩子。

随着交往的加深茜也说出不愿意接触他人的理由,幼年时的茜与青梅竹马的玩伴常常在草坪里玩耍,而玩伴却像突然从这世上消失一样,不见踪影。茜无法接受这一切,只好一直站在对方消失的场所,等待对方回来,也让自己可以一直记得对方的存在。就算下雨,就算寒冷,她也坚持守着唯一的回忆,见证对方存在的地方。无法释怀对方的存在让她不敢踏出约定的地方,即使没带伞的雨天也如此,让大寒冷的大雨无情的施虐自己的身体,发现这一点的浩平在赶来时茜已经很虚弱,迷惘的眼神里茜误认为为浩平就是约定之人,说出感谢的字眼后就昏倒了。

是浩平带她回家,拜托阿姨帮她换衣服,细心的照顾她,直到她好转。之后的约会,约在公园见面,而茜却没来,浩平一起等她,从早上到下午,从晴天到雨天,游戏出现过三次继续等或放弃的选项。这是对浩平的考验,茜的存在是否是即使下雨,即使有万般的阻拦也要坚守的存在。这同样也是对茜的考验,自己能否从约定之人的束缚里解脱,重新面对新的约定,面对足够维系彼此的羁绊。最后茜还是来了,不再害怕可怕的过去,大胆的吻向浩平,深深的缠绵,传达一直压抑的情感。

消失的命运如约而至,茜的眼神就像最初相遇时那样,冷漠,悲伤。本以为终于夺回她的笑容,到头来却变回这冷漠的表情。这份悲伤,甚至比自己的消失还要难过,浩平无法面对这一切,在茜面前,他选择了逃避,把自己当成陌生人,认错对方的存在。但茜没有这么做,喊出浩平的名字,“你以为,我会我把你给忘了吗?”。第一眼看到浩平的时候,茜就发现,他有着跟小时候的玩伴一样的眼神,平静的日常让他们感到幸福,而这份幸福却让对方渐渐的被人们遗忘。从最初的同学,到其亲人,最后只剩下茜,还记得对方的存在。伴随着对方的消失,他在茜心里的存在也开始变得模糊,所以茜拼命回想对方的存在,回忆一起走过的日常,守在证明对方存在的草坪,等待对方的归来。一直没回来的他让茜感到绝望,也让她决定忘记浩平的存在,不想再次面对悲伤的邂逅,不用再一次站在这种地方等待这个笨蛋,也不用紧紧捉住这一丝的希望。流着泪,茜向心爱的人说出再见。

逃避的拒绝只会增加心里的痛苦,装作陌生人一般的存在,再一次相遇在草坪,背对最喜欢的人,茜向陌生的浩平诉说自己的心意,明明是无法相遇的存在,明明是已经消失的存在,但她还是深深的喜欢着对方,买给对方的生日礼物,已经无法交给对方,只好交给陌生的浩平。但浩平却没有接住这份宝贵的生日礼物,后背的温暖消失了,礼物掉在地上。再一次,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消失,只是这一次,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

浩平消失的这一年,下雨的日子,茜都会去草坪里等他,草坪已经变成施工场地,本以为被忘却的存在,却出现在朋友的记忆里,天真,懒惰,孩子气,糟糕到极点却是真心喜欢的存在。还记得茜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记得还没回礼,在茜生日的那天,两人牵着手一起买茜的生日礼物。

结局很美好,但过程很艰辛。最重要的人,明明就在身边,自己却渐渐的忘却对方的存在,这份痛苦,这份悲伤,茜只好默默承受。是浩平带茜走出这悲伤的世界,而这却是另一个悲伤的邂逅。同样的消失,同样的悲伤,但眼泪却止不住,喜欢的感情越深,消失的痛苦也越大,归来时的喜悦也会更大。很特别的,茜线出现了与浩平同样会面临消失命运的存在,很可惜他没能像浩平那么坚强的归来,同时也体现维系彼此存在的羁绊有多重要。刚好在雨夜早醒的浩平似乎是命中注定般的遇到茜,带她走出悲伤的世界,虽说这注定是一个悲伤的邂逅,但没有指向悲伤的结局。前面线路也说过,想留在这个世上的心意或许可以让浩平从另一个世界回来。没送出的生日礼物,没完成的约定,似乎正是维系他与这世界的羁绊。

光辉的季节——长森瑞佳 

浩平的青梅竹马,一直照顾着浩平的生活起居,每天的必修课是喊醒赖床的浩平,每次浩平都有不同的花样拒绝起床,也因此天天都过着与迟到钟声赛跑的充实生活。其它线路的长森只好作为路人祝福浩平与各主角幸福的相恋。长森线时,浩平对长森的关注让她答应了本来只是玩笑般的告白。

本是青梅竹马的存在,只是习惯的存在,对浩平来说,告白只是一种玩笑,与平时所做的偷换她鞋子,掀裙子类似的恶作剧,而长森却误认为是认真的告白。或许,长森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希望对方可以发现自己的存在,发现自己早已喜欢对方的心意。青梅竹马的关系让彼此熟悉,也让长森开始在乎彼此的存在。只因彼此是太熟悉的同伴,浩平始终没能发觉一直等待回应的心意。面对一直期待的告白,长森羞涩的点头答应,希望彼此可以超越青梅竹马的关系,而这对浩平来说也是恶梦的开始。

理所当然的幸福让浩平感到恐惧,当习惯的存在开始索取朋友以上羁绊的时候,浩平感到不安,也感到气愤。小时候有过不幸经历的他,并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轻易得来的幸福,也让他开始嫉妒沉浸在幸福中的长森,不敢正视幸福的他也开始拒绝幸福的来临。避开一起上学的邀请,甩开握紧的双手,拒绝圣诞的约会,甚至还讨厌对方每天早上干涉自己的睡眠。不敢面对幸福的他也讨厌拥有平常幸福的长森,最终让他选择深夜把长森带到事先藏有街头混混的漆黑教室。但是,握紧的手让浩平迟疑,掌心的温暖让浩平犹豫,但已经无法回头。拳头用力的打在墙壁上,甩开长森的手,逃避自己创造的残忍现实。

跑出校园的浩平才明白,自己多么喜欢长森,喜欢的心意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却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践踏对方的温柔,用这种方式来体会她的爱。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含着泪微笑的长森。她没有责怪浩平,而是用爱包容对方,浩平提出的分手她没有反对。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分手代表过去的终结,也代表新的开始。无怨也无悔的长森让浩平感到后悔,也让他下定决定留在她身边,陪着她,已无法再辜负长森的爱,无法忍受懦弱的自己。

新的一年也是新的恋情,甜蜜的约会,幸福的生活陪伴着重新恋爱的两人。浩平买了个有录音功能的兔子布偶准备送给长森,长森却一直没出现,下雨的冬季,浩平抵挡不住寒冷的雨水,晕倒在公园里。可以认为是长森坏心眼的玩笑,感冒的浩平,躺在床上,面对长森,默默的握住对方的手,送出因长森的失约而没能送出去的布偶,缠绵的两人。幸福的生活持续着,而消失的命运也接踵而来。

身边的同学开始忘记浩平的存在,因此感到恐惧的浩平寻求长森的安慰,希望可以确认这唯一的羁绊,但长森却比其它人更快的忘却浩平的存在,一次次如同陌生人一般的对待浩平。这让浩平感到伤感,也感到释怀,无奈的消失,也只好切断与重要人的羁绊,减少自己的痛苦,在布偶上留下最后的祝福,起身离开。马路上,如同陌生人一样,两人擦肩而过,交错的瞬间,浩平被长森紧紧的抱住。原来,长森为了抓住浩平,为了不再让她离开,故意假装不认识对方,很伤心,很想哭泣,但她还是忍了过来。树荫下的两人,回味着彼此的过去,长森一直微笑着陪伴浩平到最后,直到膝盖上突然失去对方的重量。

回到学校的长森,继续日复一日的日常,脸上一直挂着纯真的笑容,因为当她的心被悲伤抓住的时候就会跟这个布偶聊天,因为它有最喜欢的人留在这世上的唯一羁绊,平凡的几句鼓励的话,却可以支撑她度过喜欢的人不在身边的一年。坚信对方会回来的信念也盼来浩平的回归。伴随新一次的告白,长森再一次微笑的答应。

作为第一女主角的长森线,写得最多的莫过于爱,最真挚的爱。虽说过于耀眼,刺痛过浩平。但它包容了一切,没有太复杂的理由,只是想待在你身边,非你不可。或许曾经作过很过分的事,也因为在乎对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对方,所以才会被这份爱刺痛。不管过程如何艰辛,只要喜欢对方的这份心意没有变,幸福的碎片就会像珍珠般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拥有彼此的幸福也成就了光辉的季节。

消失的理由,永远存在的地方,平行的世界

平静的日常,安稳的日常明明能让浩平安心,但为何他还要去追寻另一个名叫永远的世界呢?游戏每条线在浩平的日常崩坏之前都会穿插一段浩平小时候的经历,这是浩平永远世界存在的理由,也是浩平从这世上消失的理由,也是游戏的精华所在。

伴随着“追想”的BGM,浩平忆起小时候的事,他们的童年没有父亲的身影,妹妹美纱绪甚至不知道有父亲这样一个存在。也因此,浩平很想给妹妹像男人一般的爱。每一年的父亲参观日浩平只能在一群陌生人的注视下无奈的上完一天的课。浩平不希望妹妹像自己一样无奈的度过没有父亲参与的父亲参观日,他希望可以化装成父亲一般的存在让妹妹在那一天可展露与其它小孩一样的笑容,而不是留下有点不舒服的上着课的感想。正当他努力策划的时候妹妹却病了,而且病情却一直没能好转。浩平送了只变色龙玩具给她,希望当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可以用这个玩具来打发时间。父亲参观日过去了,季节更换了,一次次手术让妹妹身体变得更脆弱,甚至连头发也掉光。但浩平没有问妹妹会不会痛苦,身体难不难过,他知道妹妹肯定会摇头说不会。他不希望妹妹把仅有的一点力气用在点头摇头上,因为真正痛苦的时候妹妹自然会说出来,而此时他只要好好安慰她,鼓励她就可以了。抱着这种天真的想法,浩平陪着妹妹一起度过新年,度过妹妹的生日,在父亲参观日那天浩平拿出准备好的道具化装成父亲的形象,走进病房时发现妹痛苦的模样,但他却只能装出冷静的模样进行着只有兄妹俩的父亲参观日。在妹妹最痛苦的时候,浩平唯一能做的事居然只有远远的看着她。妹妹在最后说出自己的痛苦,而浩平的安慰却没能挽回妹妹的生命。一直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妹妹心目中的好哥哥,可以一直开心的生活下去。丧礼那天母亲始终没出现,看着妹妹躺在里头的棺木,浩平感到变成一个人原来是如此痛苦,再也无法感受妹妹笑容的他,悲伤已经充满他的生命,如果让他活在充满悲伤的世界,他希望可以停留在一直跟妹妹一起的地方,直到永远。之后浩平被送到阿姨住的小镇,停留在失去妹妹的痛苦里的他无法停止哭泣,陪着他的小女孩想等他哭完之后陪她玩,而他却停止不了哭泣,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可是,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永远。这时候她说:“永远是存在的哦,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轻吻浩平的嘴唇定下永远的盟约。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糖果了,漫长的时间过去了,我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天过着各式各样的生活。我不再哭了,因为我从那里学到了坚强。在我消失前的四个月之间,我在抗拒的途中,经历了各式各样的邂逅:

梦想成为淑女,可是却一直失败的女孩(七濑)。

就算失去了光明,也没有因此失去笑容的学姐(岬)。

由于只剩下这个方法,于是一直等待着什么的同学(茜)。

即使没有办法说话,但还是尽全力传达自己心意的学妹(澪)。

而且我是幸福的,像这样的永远我已经不需要了。

正因为如此,我那时就该找出那些羁绊才对。

可以认为,失去妹妹的痛苦让浩平留在只剩下悲伤的世界,也因此浩平才追寻着永远存在的世界,因为在永远存在的一瞬间,他听到妹妹的哭声,感受到妹妹的存在,发觉自己并不孤单的浩平,才会这么坚持的追寻这一瞬间的永恒。不过,游戏的剧情安排是与各大主角建立了羁绊之后才出现这段悲伤的剧情,之后浩平的世界才开始崩坏,自身的存在渐渐的被遗忘,也从这时开始努力寻求维系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唯一羁绊,接下来是无奈的消失,然后在一年后回来与各大主角相聚。 光是这段悲伤的剧情还不能完全解释消失的理由,也没提到消失的这一年浩平去了哪个世界。维系这一切的是穿插在剧情中的几段平行世界的描写:

场景1:

我看过一望无际的大海。

为什么,它这么能触动人心呢?

试着想象一下,被抛到其中的自己。

就算把手伸进去,也抓不到任何东西。

就算再怎么挣扎,也碰不到任何东西。

将四肢伸展到极限,也接触不到任何东西。

只有水平的世界。

对,那里确实也是另一个世界。

而那个世界,没有迎接我的地方,我也没时间造访那里。

但这并不是绝望。

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永远”存在的最初瞬间。

被抛到这片大海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永远”。

所以我逃避着小小的水平线,把心思放到远方的水平线去。

虚无。

封闭意识,把自己关在永远之海的囚牢中的,就是此时的我。

有,还是没有?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就已经踏上旅途了。

场景2: 

被夕阳染红的世界。

静止的世界。

照理说,这个景象应该不是静止的才对。

光不停的在变化也隐约能够听到远方机车的引擎声,真正静止的,其实是在观望的我,自己的世界。

夜里,在每个人都已经熟睡的寂静之中,听着远方的狗吠声和机车引擎声。

这时不禁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仿佛这不是我所属的世界,虽然耳朵能够听到,但却不是伸手所能触及的,永远,无法触及。

不管我走再远的路,都无法到达那鲜红的世界。

我很明白这一点。

那里有人们繁华热闹的生活。

但,我是没办法到那里去的。

骨碌骨碌,从远方隐约传来微弱的滚动声。

那的确是我这边的声音。

我:无法回到那里去了吗?

我试着问了。

她:你知道,从那里过来的意义吧。

我:恩,我知道。但这并不表示,我真的住在那个城镇。

她:没错,说得好。

我:我知道,我曾经是那里的一份子。

她:可是,从很久以前,你就已经踏上旅途了。

我:是啊,我有这种感觉。

她:可是遥远的以前,就在将来喔。

我:我也有这种感觉。

她:所以,你知道我想说的吗?

我:我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

我一直从这个停止转动的世界里,看着还在持续动作的那个世界。

我从来没有觉得,一分一秒竟是这么的长。

令人焦躁的是,赤红色的天空,钴进耳朵里头的噪音,都没有任何改变。

不,根本就不可能有所改变,好像在前进,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就犹如梅比乌斯之环。

或者就像是旋转木马一般。

世界就到此为止了。

我对她这么说了 。

她:腻了的话,你可以旅行到下个地方去。

我:说的也是。

车前灯追逐着车前灯,不管看多少次。都有着一定的距离感。

我:不,我决定暂时再留在这里。

她:是吗?这样也好

我像是要让身体习惯似的,置身于那幕景象之中。这并不是一声匆匆的旅行。

我就这么,一直注视着。

场景3:

这真是,多么悲伤的风景啊。

我:为什么我会在这么悲伤的风景中旅行呢?

她:我只觉得看起来很美啊,但如果在你眼中看起来,它显得悲伤的话,那么它应该就是悲伤的风景吧。

我:这里是没有人存在的地方。

她:是的。

我:可是为什么,我们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出现呢?我们应该留在热闹的人群中,或是温暖的家中啊。

她:这,我也不知道,但它确实是你心中的景象。

我:意思是,这是因为我的心改变了景色的感觉吗?

她: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有点太悲哀了。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像这样的世界,却是我在追求的。

没办法回去的地方,哪里也去不成的地方。

切断一切的联系,陷入孤立之处的我,永恒不变的存身之处。

而且在这什么都没有,同时也什么样的联系都不存在的地方,我可以更加确实的,又更加珍重的,想着喜欢我的那个人。

我想要与你在一起。这似乎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考验,我想这同时也是这个世界存在的理由。

我: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她:放心吧,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永远。

我:说的也是,我们只要一直走就行了。

她:对,一直。

不管往哪里去都好。就在我心灵的深处。

场景4: 

我:比如说,躺在草地上,感受着风的存在。你会这样吗?

她:不,我想应该不会。

我:我想这样试试看,看着大片云朵从上头随风而过。

她:那你就试试看啊,这是你的旅行,所以做你喜欢的事就好了。

我:可是,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总是在眼前所见的世界之外。

她:可能很难吧,我可以感觉到喔,带着青草气息的风。

我:你就告诉我做法吧。

她:恩,那么,我来帮你吧。

她绕到我的背后,然后用双手抱住我的身体。

她:好了吗?

我:啊,恩。

她:可以看到云了吧。

声音马上从耳后传来。

我:看到了。

她:是不是动得很慢?

我:没错,动得很慢。

她:是什么在推着它动的呢?

我:风。

她:对,就是风,风会带着云朵,把它送到很远的地方去,到世界的尽头。

我:……

草的气味扑鼻而来,那是风所带来的气息。

我:风,来了。

她:是吗?太好了。

我:可是我想请你再帮忙一下。

她:恩,我知道了。

稍微再多抱着我一会儿。让我多感受一下,那吹往世界终点的风。

场景5:

她:只有天空的世界,在这下面有些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有喔。

她:是这样吗?我想要一片广大的野地,放养很多的羊。

我:不要,我只想一直待在天空。

她:为什么?我们来放羊嘛!

我:没有大地的话,羊通通都会掉下来的。

她:要是那样的话,那就制造一片大地吧,一片充满了嫩绿新芽的大地。

我:不必,海就可以了。

她:这样的话,羊不就通通都会掉到海里了吗?

我:对啊,扑通扑通的掉到海里,然后在有着那片水平线的大海里,浮浮沉沉的渡过余生。

她:可是那些羊里头,每一只羊都是你吧?

我:没错,就是我。那些无力的羊群,就是全部的我。换句话说,我觉得现在的我,就像那些浮在海上的羊。

浮在海上的羊。乍听之下十分唐突,但却非常适合比喻我现在的感觉。

她:但是在梦里,大家都在天空飞翔的哦。

我:羊也在天空飞吗?

她:我想牠们也可以飞的。

我:这好像太滑稽了,根本就不适合。因为羊群们懂得自己的立场之后,选择了海。

她:这也是在比喻自己吗?

我:……

她: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点?

我:没关系,我不介意。

总而言之,我了解自己的立场,因此选择了这个世界。这似乎轻蔑了这个世界。这个包含着她的世界。她发现了吗?这就是我心中的猜疑。

我:但是羊群们,非常会游泳喔。

她:真的?

我:也许牠们可以哗啦哗啦的把波浪推开哦。

她:这样似乎也不赖嘛。即使牠们无法飞翔。

但就算这样,那里也没有牠们能够到达的岛屿。什么都没有。

场景6:

比如说,有想哭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对着什么而哭。

不知道该想着什么而哭。

幸福是没办法凭空出现的。

这是我的感觉。

投身于海中,让身体浮沉着,我不知道该哭喊些什么。

连做那种事的力气都没有。

这算是幸福吗?

空虚的感觉,仿佛在胸口开了个洞。

我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这样才是真正的完整吗?

生活在不会失去任何事物的世界的我,为何中心却充满了恐惧呢?

待在不用做任何选择的死巷子里。那意味着结束。

可能在心底某处,可能在不经意间,我已醒悟到了这一点。

所以才会如此空虚。这么的空虚。

场景7:

我:回家的路。

她:恩?

感觉好像在看着回家的路

她:是吗?

那天我到了很远的地方,

她:恩

天快黑了,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天空已经变得跟平常不一样了。

那片天空延伸向不同方向的人生,那一天,因为跑太远了,回不到想要回去的地方。

我越过了海洋,在陌生的小镇里生活。

然后将来有天长大时,我会回想起儿时的回忆,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小镇。

那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因为温暖总是在那里啊。

她:这是说现在的你吗?

听起来像是这种感觉吗?

她:恩!

我一直努力到最后。

那时候我很努力,希望自己可以继续待在那个地方。

这并不是在说我否定现在的世界。

而是我想唯有肯定那个世界,我才能留在那个地方。结果还是不行。

她:我不希望你跟我说我些

只是,如果那时我更努力的话,真的就能把自己跟那个地方绑在一起吗?

我只是想知道这一点。

她:为什么?

并不是说有那个可能性,我就不想来到这里。

只是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我会很不甘心的。

因为这代表我与别人之间的关系,就只有那种程度而已。

你觉得如何?

她:我想,这样太勉强了。因为这个世界,是在你的心中展开的。

果然是这样

她:嗯。

可是,就算知道太勉强,但也许还是有办法让这个世界结束的。

她:……

不,说不定就能办到了。

她:这个世界不会结束的,因为它已经结束了。

场景里的我应该就是浩平,而她是与浩平定下永远誓盟的幼年长森还是存在于浩平心象里的妹妹呢?游戏里似乎没提及。根据这七段场景的描述,可以理解为是浩平在自己的心象展开的世界里旅行,悲伤的风景,静止的世界,吹向尽头的风,天空,大海,羊群,回家的路。

关于与幼年时的长森约下的永远,还有她的永远世界。在完成了前面的线路,最后进入长森线时,与幼年长森的对话浩平才会说出自己与其它主角的邂逅。可以认为与幼年长森一起的浩平是独立于原来世界的另一个存在,他是各线路浩平经历的结合体,也因为他体验到与人之前的羁绊,才说已经长大,不再需要糖果。糖果可以理解为印象中妹妹的存在。长大的他不再需要依靠虚幻的记忆来维系自己与这个悲伤的世界。因为他在这个世界里感受到真挚的幸福,也让他鼓起勇气离开这份永远,追寻新的羁绊。关于幼年长森的存在,游戏里出现过一段对话: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糖果了。

她:为什么?

这就是变成大人了啊。

她:我不懂

你不会懂的。因为你一直都着一颗赤子之心啊。

可以认为,幼年长森诞生于永远盟约的这瞬间,并一直维持着这一瞬间的心境,所以她理解不了浩平的变化,理解不了浩平与人之间的羁绊。也因此,浩平才会结束这份永远,回到原来的世界。

游戏里幼年长森的永远世界与浩平的心象世界没有太多的关联,也无法确定浩平的心象世界里的她是长森的形象还是妹妹的存在。从这个方向出发可以整理出游戏的时间轴:

个人的理解就是这样,不过还是无法解释与幼年长森对话时浩平能够说出自己的邂逅,不清楚与幼年长森交谈时的浩平是怎样的存在。如果是回想起小时候的事的浩平的话,他应该不会与其它主角邂逅才对。或者,从另一方面来解释,存在于永远誓盟中的两人都诞生于永远世界诞生的瞬间,处在不同次元的这一个浩平看着不同时空的自己与各主角相遇,建立羁绊,见证自己的成长,也明白自己不再需要永恒的寄托,才亲手结束这个世界。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853443http://hocassian.cn/wp-content/uploads/2020/05/d2f128c3249027e2c449f34edb204945565f60bd.jpg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