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同和系文学矩阵@林夕)
我一直觉得,在我的视野所及之处,不论是文学小说,还是电影电视剧,当代中国产出的作品,都显得贱皮贱脸,原因之一,就在于“没有悲剧,只有苦情戏”。
 
所有故事里的苦难和不幸,要么来自天生苦命自陷绝地,要么被无常的命运砸中欲哭无泪,因为追问有度,所有的挣扎、牺牲、一地鸡毛后的惆怅,都像砸在棉花上,没有悲剧附带的力量,只剩下哭哭啼啼悲悲切切,连同情几乎都显得扭扭捏捏。
 
这几天觉得,也不只是文艺作品了,好多新闻也给人这样的感觉。
 
比如最近的缪可馨小朋友,因作文被老师多次删改批评后自杀坠楼身亡。
 
这个班上唯一看懂西游记的孙悟空,却被白骨精打死了,旁边还有一大班猪八戒喊打得好。这哪里是什么盘丝洞,这已经是鼎鼎大名的阴曹地府了。
 
还有家长在群里给老师点赞这个事,真的完全对应国民性。
对权威绝对顺从,对别人的苦难漠不关心。
铁蹄踏过来,他从缝中漏掉了,都不带回头瞅一眼别人的尸体,仍对着铁骑上的人一通维护。
 
通过依附权威来获得安全感,来获得权威对自己的另眼相看,这样一来自己大可高枕无忧的置身他人事外,送红包、拍马屁等,无一不体现着投靠权威的传统文化。
 
还有一个叫钟美美的小朋友。他因神模仿“老师”后视频被下架。
 
这真是一个绝好的反讽,真是一个巨大的隐喻。很多成年人一边哀叹现行教育模式无法培养出更多的创新型人才,一边又给青少年划出很多框框,不许这样,不许那样。
 
但创新不正是要突破各种框框嘛?
 
所以,很多成年人,尤其是掌握着权力和资源的成年人,所期待的创新,是那些能让自己更舒服的创新,而不是真正面向未来、探索未知的创新。
 
对不起,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不可能期望年轻人既守着你定下的规矩,又创造出令你赞叹惊奇的新未来。
 
条条框框,这也不许,那也不许,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权威主义,而创新正是要突破旧的权威。
 
钟美美事小,然可以见大。当这些具有创造力的青少年的未来,一个个被掐灭的时候,我们谈什么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呢?
 
我们除了极少数国家花大力气投入的领域外,其它绝大多数领域的研究范式、产业模式、商业模式,都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后面,甚至是照搬照抄。
 
长此以往,我们唯一不缺的人才,就真的只有摆地摊的人才了。
 
对,上面2个新闻的关键词,都是什么正能量。
我总觉得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分裂,把人心中层层叠叠的情感简化分割成正负极,两极互斥,人心必然冲突分裂,人心分裂,反过来也把社会等同疆域分割:你是七毛,他是美分;我是城里人,你是乡下人;我是健康人,他是新冠病人…
 
就像小时候我们经常问:“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坏蛋?”
很少有人去思考,究竟何为正能量,谁定义了正能量,凭什么如此定义?
 
我来告诉你,不要相信“充满正能量”这种鬼东西。
 
是什么鬼东西呢?

如果你说一个女大学生晚上去夜总会陪酒,听起来感觉就不太好,可如果你说一个夜总会小姐白天坚持去大学听课,就满满的正能量了。

就这么个鬼东西。
 
夜总会小姐再“正能量”,她还是夜总会小姐,我没有鄙视失足妇女的意思,我只描述事实,因为不管任何事物,没有了“真”,不管换上怎样的名号,归根结底,它还是假的。
 
不要相信充满正能量这种东西,人生,如果情绪永远很正向,这个人应该有严重的问题,不是假的,就是装的。
 
这个鬼东西是来自集体性的一种很庸俗的、反个性、反人性的能量。
这种所谓的能量,其实是向下的,根本不是向上的,实际上就是不敢面对人生的复杂性。
 
人本来就是有失败,有沮丧,有悲伤,都是人很正常的一部分,为什么要一天到晚没心没肺的开心?怎么可能会一直开心?那其实是一种自我欺骗,是因为不敢面对生活中的悲伤。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完美的地方更多,这才需要我们去想办法让它变得完美,了解情况的恶劣并不是坏事,信息越准确,才越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搞眼不见为净那套——你蒙着眼睛看世界,还想让世界给你好脸色?
 
也别相信这世界很好这种鬼话,这世界,一点也不好。
 
你哪来的自信,这个世界很有希望?
你又哪来的义务,觉得自己一定要很乐观?
 
坦白告诉你,其实我觉得这个世界根本一点也不好,我们不断的制造问题、解决问题,然后在喘息的当中,寻找一点点快乐,让自己延续与补充动力而已。
 
人这个字,很好写,但是很难做。
 
我们当人,本来就是一种折磨,因为这世上,哪个人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称心如意?
你看到很多人的表面光鲜亮丽,信不信他真实的内在很阴暗?
 
有这个机会当人,只是上天希望你在这个世界上体验各种滋味,你会不断的让自己与别人痛苦,然后解决自己与别人的问题。
 
所以地球是很危险的,人生是很辛苦的,它就象是一座跑步机,你要是停止不动,就会被摔到地上,你只有不断的往前跑,当跑步机忽快忽慢的运转,你就得调整凌乱的呼吸与步伐,尽量让自己不急不徐、不慌不忙的把旅程跑完,如此而已。
 
我们常常为字面之义所蛊惑,打个比方,一个人罹患重症,他的病情,当属负面,然而这是负能量幺;假如告诉他安然无恙,体壮如牛,这便一定是正能量么?
 
也许答案恰恰相反。
 
可见正负之别,并不分明。同一能量,你视之为正,我则视之为负,甚至你今天视之为正,明天便视之为负,这再也寻常不过。
 
所以,有时,问题不在什么鬼话术,而在人心。有人敢于正视真相,有人惯于掩蔽真相,那么对真相的曝光,于前者便是正能量,于后者便是负能量。
 
现实当中,有多少人,自恃正能量在手,俨然正义化身,唯我独尊,予智予雄,但凡不入眼、不顺心的种种,一律打成负能量,然后抡起刻满了正能量的道德棒子,当头便砸!火气与霸气之下,几多异己,无奈失语,几多看客,化作冤魂呢?!
 
是的,这个鬼东西,是要吃人的,钟美美、缪可馨绝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将不会是最后一个,只希望,当屠刀落下时,我们不要按下那个沾血的点赞。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