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视频:https://www.ixigua.com/pseries/6793583182609383940/
一年前的同和君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自己竟然会从事一份既能打代码,又能拍视频、还能写文案、外加做剪辑、以及当记者等等等等不同种类业务于一身的实习工作,既不用每天久坐不起,也不用每天外出奔波,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一份自己热爱的实习工作。
那么,就让我来给大家讲述自己从大学步入实习岗位这一路上的心路历程吧。
由于想表达的东西有点多,所以我会分几期节目,就不同的主题和大家聊聊有关事业、理想、感情等多方面的个人感悟。
我会在b站投稿节目的精简版,确保三观正直,避免过多的争议;而节目的完整版,则直接投放至个人微信公众号和YouTube,其内容会相对私人和敏感。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
很多时候我都会这样去评价我自己:
有想法,想呐喊,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式来表达;
就算组织好语言表达出来了,又会担心大家不能接受自己的观点。
所以很多话一直没能跟大家说,自己的很多经历也没能及时与大家分享。
但今天,我想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无外乎两点:体验与分享。
而分享,又恰恰是最重要的东西——每一次的分享,我都能收获到比体验本身更多的快乐。
所以,事到如今,我也不再迷茫,不再患得患失。
我会毫无保留的在这个系列的视频里分享我自己的人生态度,大家可以质疑、可以赞同、甚至可以怒斥……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有收获便是好事。

讲述一个把好牌打得稀烂,然后幡然醒悟,接着把手头所剩无几的烂牌尽力打出好结局的人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同和君,是一个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四学生。经历过为期三个月的校内实训,我们的大学生涯终于进行到了外出实习的阶段。
首先解释一下这个校内实训:学校为了让我们适应企业的工作生活,特地开展了一段时间的培训,把某家和学校合作的公司的工程师请到学校给我们上课,教完必要的知识就让我们实际开发项目。
时间回退到刚开学,那时我就开始为应聘实习单位做准备了。刷算法题、补习数据结构……当时的我也打算跟随大流,顺着专业的方向找一份对口的工作,特别是游戏开发,毕竟自己也有相对应的经验。于是乎先后通过了(由于都是电话通知,且必须在我口头同意入职后才下发录用通知,故此处没图)网易游戏、37互娱、广发银行等公司的多轮面试,且走到了即将收获offer的那一步。很明显,这些岗位的工作地点都在广州,而我们的大学,在肇庆。
2019年10月19日,学校组织我们16级应届毕业生参与肇庆市当地的招聘大会,记得我最初还和同学打趣道,我们专业还有谁会留在本地实习工作啊。没想到很快就打脸了——我看到了一家眼熟的公司,这家公司之前跟我也有过业务来往,办公地点之一就在校园里,大家都是熟人,所以就过去聊了几句。之后他们老板(现在是自己的老板)邀请我去公司多交流交流,其实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于是乎就到了二者选一的环节:以后到底是选择做游戏还是选择做媒体?
对于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难以抉择的事情,一方面,做游戏是我儿时的梦想,而且我也有开发游戏的经验(列出项目经历,字幕打出「所以我一直把自己戏称为「退役选手」」),但另一方面,投身影视行业也是我儿时的梦想,与媒体相关的职业素养我都具备……
最关键的是,如果选择了游戏开发,那些大厂对保密的要求十分严格,他们禁止拍摄和记录一切与工作相关的事情,而且由于游戏开发是软件编程里最为繁琐与复杂的一类工作,刚上任的新人大概需要在岗位上磨练一两年才能成为靠谱的工程师,在这段时间里,996会成为常态。也就是说,如果我选择这条道路,那么我和自媒体基本就无缘了。
诚然,我的理想之一就是做出一个完全由自己策划的游戏,而这,需要很多先前的经验积累。但这并不代表实现它就只能走任职开发岗一条路,最初我创作游戏剧本的初衷,就是为了表达,表达令我快乐,分享令我快乐。后来我发现表达自我,并不止通过游戏这一条路,拍视频也可以,所以这就是后来我加入自媒体大军的原因了。
我其实就是想过上一种让自己快乐的生活,所谓的工作只不过是把技能转换为维持生活的要素罢了(最近传出天美工作室发100个月年终奖的事情,我想说那是真实的,任职游戏开发真的可以赚到很多钱),并不需要为了金钱而付出额外的时间在工作上。再加上我家离那几家游戏开发的公司很远,搭公交车往返一趟要一个半小时,每天让我这么跑肯定会怀疑人生的(之前就是因为有半年时间,我每周都奔波在肇庆和广州之间,每个周末都要坐好久好久的公交车,那段时间我心态直接崩溃)(什么?在公司附近租个房住?你觉得在广州,那个地段的房租会便宜?那我在广州工作的意义就失去了)。最致命的一点是,我有鼻炎。
每次一回广州,我就开始打喷嚏和流鼻涕,尤其是我自己那个房间,被爸妈拿来堆放杂物了,所以容易积尘,所以每次我在里边睡一晚,第二天就鼻炎发作难受的不得了。
还有一点就是,我从小到大都在广州生活,其实内心深处对这种快节奏、每天都要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的生活已经疲于应对了。之后考来肇庆,相当于给了我很长一段时间让我的内心恢复宁静,我自己是觉得很难再适应那种快节奏的生活了。再加上一点,游戏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其实是要求深钻某一细化领域的,说的通俗点就是,如果真正走上这条路,那未来的职业方向也就被定死了,想转型就难了。而媒体不同,它是多元化的工作,什么都要懂一点,这也十分符合我的个性:什么都想了解一点,但没兴趣深入挖掘。
所以最后的最后,我选择留在学校里的那家企业实习工作。在这段实习期里,我要完成两方面的工作,其一是媒体公司的日常业务,比如一些「商单」的拍摄、剪辑、还有包装,说是说「商单」,其实这些任务大多来自事政单位,比如为供电局制作年终工作汇报短视频、拍摄某位村支书带领整个乡镇脱贫致富的纪录片、帮隔壁学校拍摄成人礼视频等等;还有平时也会负责一些新闻的编发,比如之前万达入驻我们肇庆,就给我们公司发了邀请函,然后我和同事就被派去参加(其实我们领导也有到场)。那场活动还算好,官方准备了通稿,我们只需要把通稿稍作修改,发布在由我们管理的大粤网肇庆页卡上就行了,有的活动有通稿有的活动没有,就要自己写。以上就是公司的主要业务,也是我工作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我要帮公司设计一套针对新媒体公司的信息管理系统,这也将成为我毕业设计的一部分,月底会完成第一阶段的开发。那么,以上这些就是我这半年来主要经历的概括,接下来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跟大家聊一些更有深度的话题。
我有很多很多的同学,每天做梦就是想着去广州工作,那里对于他们是大城市,是有着无数掘金机会的地方。所以很多人对于我的选择表示不理解,甚至……认为我get crazy:
他们会说,广州也有类似的媒体公司啊,有的甚至离你家也不远,最重要的是,你还是广州本地户口。这我当然知道,但是用脚趾头想想,谁愿意收一个非科班出身,全靠自学,刚从大学出栏的应届毕业生呢?而且参考「力元君」等人的视频,还有我听说过的一些经历,那些公司基本属于压榨劳动力,进去之后只是用现有的技能来工作,学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而且就算你很有才,人家看了你的简历之后也不会接受。还有的人会说,你放着高薪的职业不做,从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坑跳到了另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坑,明明两种职业的工作量都差不多,薪水差距却那么大,意义何在呢?这个其实我可以理解,对于我而言,我可能最多就在这个地方蹲一两年,好好学学如何从事最正统的媒体工作,待时机成熟就自行拉上三五个好友创业(甚至有风投公司认为我们现在就可以出来创业,只要我们创办公司就给我们融资,但我作为领头人还是规划得比较稳妥,暂时给每个合伙人安排了学习任务,等熟练掌握并深钻了对应的行业技能再说),而对于出身普通的他们来说,钱,是第一位的,而赚到钱的方法,也只有一条路:进公司帮别人打工。
他们认为,若能在广州生根发芽,那便是这辈子最大的成功,因为这能够让自己的后代过上好日子。为了这个目标,他们整个大学生活都献给了学习和项目,没有参加学生会和社团活动,没有去远方旅行,没有谈过一场学园时期青涩的恋爱……甚至就算找到了一份在广州的工作,那也是远在郊区的(萝岗、南沙等地区),也必须先在城中村的出租屋里先蹲个一两年。我问过他们,为什么不趁着大好青春,谈个恋爱,就算闪恋也好;出去走走,就算穷游也好,再不多点尝试,以后会有遗憾的。每当此时,他们总是说,你是城里人,你不懂我们肩上的负担。
我接着以一种玩笑的口吻问道:
「那么,以后怎么找老婆啊?」
「相亲呗。」
那一刻,我突然就沉默了。对于我来说,通过相亲而不是自由恋爱的方式找对象,是身为21世纪新青年最大的耻辱。虽然我现在暂时没有女朋友,但为了这份尊严,更为了自己的理想,哪怕单身一辈子,我也不会选择这条路。但这句话竟然如此轻松,如此随意地从我身边的同学口中说出来,真的让我百感交集。对我而言,这意味着一个人的一辈子已经被框死了,更可怕的是,还会「为了结婚而结婚」,把自己半数以上的财富交给一个通过「相亲」得来的对象。那么,这样的意义,又何在呢?
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里边什么阶层的人都会有。你的舍友可能是穿着拖鞋就下楼拿外卖的千万富翁,也有可能是连智能机都没用过的农村求学者。但无论如何,这只不过是「起点」,你可以以一名愣头青的身份走进大学,但若是仍然以这样的身份,懵懵懂懂地再踏入社会,就真的不应该了。诚然,舍友们的命运和我的大概是不一样的,他们的父辈没有办法为他们提供很好的物质条件,我们的「起点」是不一样的,但既然大家都来到了同一所大学,即使身在谷底,也要学会仰望星空。大把突破自我的机会摆在面前,为什么还要选择作茧自缚,每日把自己封闭在固有的认知里呢?为什么就不能选择改变呢?赚钱的方式有很多,兼顾爱情与事业的方式,也有很多。人生不应该如此局限,不应该被那么多条条框框束缚住,不是说我有广州户口,就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每天996到怀疑人生;不是说你出身卑微,就必须先有车有房再考虑爱情,甚至不是说我们选择了这个专业,就要一条路走到黑。
说到专业,我想跟大家聊聊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
大家也都知道,高考完之后也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让我们选择专业(公佈分數→填寫志願→錄取),我覺得自己當時並沒有充分思考過這個問題,再加上父母的一些建議,老爸說我「不善於與人交際,所以當個程序員是避免紛雜的最好途徑」,所以我就「順理成章」地選擇了「軟件工程」這個專業。
现在看来,这些其实已经算是偏见了。其实我当时很想选文科和艺术科的专业,但也正如「何同学」新年那期视频说的那样,我还是很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会不会中途失去热情。所以还是按照他们的安排进了这个专业。
没想到,这样的偏见还在继续。我们的辅导员隔三差五对我们说,不是我故意贬低你们,看看你们那样,内向、情商低、穿着拖鞋、不会穿搭、从头到脚一副憨憨的样子,别说找其他专业的女朋友了,自己专业的女生看的都觉得嫌弃……学软件对于你们来说真的太合适了。
很多的同学,听到这样的调侃之后,只是无奈地笑笑,然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如过眼云烟一般。大概是对这些言论早就免疫了吧,毕竟社会上不乏这样的声音。他们大概已经承认自己是这样的人了,然后放弃了改变自己。但我不会,我接受不了一群非理工科出身的人,去嘲笑一个在文学和艺术领域颇有天赋,本该在这个领域大展宏图,却因为种种原因,读了一个自己完全没有天赋,只能靠勤奋的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说他「情商低」、「交流障碍」,而且当他鼓起勇气说要转到自己真正热爱的领域的时候,这群人还在旁边高声呐喊:「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多么的讽刺。
我深深地相信着我自己,我不是一个这样的人,我同样不会认同你们的贬低。所以,我选择改变,我要活出真我,我不会拘泥于世俗的目光,为了那份诚挚的热爱,更为了那份,孤独的骄傲。
于是乎,才有了后面大家所看到的这些故事。
反观我的同学们,其实他们也可以尝试着改变自己,甚至他们的确有起身反抗过这个世界,谁有不想活得幸福快乐呢?谁又不想在年少青涩时光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谁又不想经济自由呢?但他们失败了,于是乎变得麻木。每当我试图劝诫,告诉他们改变的方法的时候,他们总会说,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试了这么多次还是没什么起色,就算了吧。我很无奈,因为我也这样抗争过自己命运,失败了不知道多少多少次,直到现在也还在继续拼搏着。也许就有那么一批人,他们早已「注定」好了要成为这个社会的螺丝钉。但我想说的是,他们其实有机会从这样的宿命中脱身。其实我已经算是后知后觉的人了,我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直到大学才开始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然后开始着手改变。如果你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认识我,那你肯定会知道,我就是一个我行我素、极度以自我为中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
那个时候没人提醒过我吗?其实是有的,而且有很多,但很不幸,那个时候我都把他们当成了耳边风。只有经历过几次挫折,重重地摔过几跤之后,自己才渐渐开始反省。但非常遗憾的是,天下没有后悔药吃,得罪过的人,会记恨你一辈子;失之交臂的机会,已经被别人拿去创造了历史;约定好要在年少时完成的目标,永远也没有机会再度实现……那个时候的自己,与现在身边的这些同学,如出一辙。
我们一路奋战,只为了将支离破碎的人生拼接完整。也许我们不该去过多的评价他们,不应该去嘲讽那些没有梦想的普通人,因为,谁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谁知道他们的思想进化到了哪个阶段。可能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情绪,但那也只是很主观的东西,不必上纲上线。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去相信,相信他们有朝一日也能像我们一样「觉醒」,以及不厌其烦地向他们伸出援手。
虽然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但是至少从改变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人生就仿佛按下了reset键,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