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重来,我选择中专”

发布于 2020-02-03  204 次阅读


前几天跟同为up主的朋友闲聊,他说,有的时候感觉真是造化弄人,同为同龄人,为什么敬
汉卿、哲别君等人仅中专毕业,就能混得比他一个一本学生还好。
毕竟自己用来读高中的时间,人家用来增加自己的工作经验了,他们已经早早接触社会,成
功搭上了自媒体的风口,成为了行业的佼佼者。
这使他回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那个时候他还是初中生,酷爱制作鬼畜视频,甚至还参加了
某制作组的游戏企划。
那个时候,他老爸让他做出选择:我不允许你两手抓,要么认真学习,要么直接放弃学业流
入中专,爱搞什么搞什么去。
然后他就怂了,毕竟那个时候人还小,他完全不知道如果脱离升学这条路,该何去何从。
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人告诉过他,制作视频,制作游戏能当饭吃。
所以他就乖乖地认真读书,哪怕学的东西是他不愿意学的,是他认为就算学会了也只能拿来
应试,在实际生活中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
等他终于升上了大学,还要面对专业繁琐的作业和实验,这使得他的视频创作之路举步维
艰。
所以在数次推杯换盏之后,他终于对我说出了那句肺腑之言:
“如果能重来,我选择中专。”
他说,如果那时的他下定决心步入中专,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着成为一名网红,哪怕只能活跃
一两年,赚来的钱,也完全够他买房了。
在此期间他再自学点技术,利用下人脉,依旧能可持续发展。
可循规蹈矩地读书呢?在缺乏主见的学生中泯然众人,被厌恶的知识渐渐麻痹,成为一名一
般社畜,被枯燥的工作彻底同化,帮别人打工,年复一年地背负着房贷,看不着头……
说实话,从一个一本学生那儿听到这样的心声,我是懵逼的。但正当我想开口时,我竟然无
法反驳他——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位up主的悲惨故事:
小H是我在15年认识的一名游戏区up主,那个时候他的粉丝比我多,每天也有很多人看他的
直播。
他高三因为校园暴力辍学,开始了自己的主播生涯。可好景不长,父母执意让他重返校园。
第一次高考,差十分一本,于是他又被拉去复读,又参加了一次高考……
此时的小H已经被学习折磨得生不如死,厌学使他这一次的成绩仅够得到杭州一间大专的分
数线,于是他就被送进去了。
时隔四年,他还是想继续他的视频创作生涯,可他一无所有,当年的灵感与活力已经被冲刷
殆尽,手头的笔记本电脑也只是五年前的标配,正常的视频剪辑都做不到。
原来的那部好电脑被他老爸拿去炒股,小H问他老爸想拿来用,得到的回复却是各种敷
衍……
在我看来,小H就像是被软禁进了网戒中心,迟迟得不到救赎。
能怪他们不够努力吗?能怪他们没有远见吗?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吗?
电光火石之间,我又想到了自己。
暑假的时候跟老家的朋友讨论研究生的话题,他才大二,还挂了算法,却信誓旦旦地说要
考。
我说,因为我不喜欢高数和政治,所以没考。
其实还有一点没告诉他,那就是我算法可是满分结课的,高数政治两门课虽然我不喜欢,但
都有九十分。
如果只是考广大、广外、广工这一层级学校的研究生,其实我能做的到。
但我家里人说宁缺毋滥,考不到中大华工的研究生,那就不读了,至少他们不会出钱。
所以,为什么要花时间去做无用功呢?
我们的的确确热爱学习,但到今天面对这个结果,好好学习、努力读书,最后的结果却是那
样的讽刺。
这样讽刺的事实,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听说过,甚至经历过。
老爸常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读书,是为了学会怎样去学习。说句实在话,九年义务教育已
经完成了这一工作。

我们不应该嘲讽那些学习无用论者,而是应该同情他们,孔乙己脱不下的长衫,总有一天会会成为他们最珍视的归宿。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