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手賤,偶然之中又翻出那傢伙的微博了。

和主人種草莓、每天做好多好多好吃的……

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那個最愛的ta……

直至在甜蜜的美夢中漸漸迷失自我……

這樣的生活有意義嗎?或者說,為什麼這樣一個有想法,思想獨立的人會淪為此等?

 

I'm confused.

 

所以我問Wendy,她們到底是出於一種什麼心態?

Wendy這樣回复我:大概是前半生太崎嶇了。

她說,一個人的性格是會被現實影響的——

尤其是現實太過荒誕的時候。

 

關於人性,我沒有辦法做到比她更加洞悉。

雖然兩個人的關係不是很好,但至少作為男女朋友間最起碼的默契是有的。

她大學是歷史學專業,畢了業之後在一家奇怪的研究所工作,工資比我一個IT男還高。

主要研究的項目,具體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就是人類行為方面的研究。

 

所以心理學作為必要的一環,我在任何時候,做任何事情都沒辦法瞞過她的眼睛。

其實也無所謂,畢竟大家都是開誠佈公的,沒有什麼好隱瞞。

今天的事情也一樣,我和她最多玩玩兄妹之間的角色扮演。

SM之流,不知道她了,反正我是沒什麼經驗的。

 

對於我而言,這就是一種病態的依賴,無論是把對方當作「主人」……

還是把自己當做「寵物」任他擺佈,都代表著ta對自我的完全放逐。

Wendy認同了我的看法,並且附加了自己的觀點:

「安全感的缺失」、「信任感的缺失」、「自卑感的堆積」。

 

甚至我們還做了個測試,我們也來體驗一下這種「扮演」——

但很不幸,還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就失去了興趣(各種意義上的)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得出了結論:我們是心智健康的人。

假如我們之中的某一個人非常悶騷、內向、或者不自信(為此我們還故意模擬了這樣的設定)

那麼ta,一定會著了魔一樣沉溺於這種狀態。

實踐出真知,我們甚至不需要邏輯的推理和理論的研究,就輕而易舉地得出了答案。

 

Wendy還告訴我,這必然是她童年時期,或者說心智發育完善之前的生理衝擊導致的——

簡單來說,網暴事件發生在她15歲那年,這件事的衝擊已經突破心理,達到了生理閾值。

其影響不亞於肢體的侵犯,是的,就是這麼嚴重。

這種不可磨滅的傷害帶來的後遺症,就是對SM的渴求:

孤僻獨處→S

眾矢之的→M

這就是人性所導致的,完全符合邏輯。

Wendy看我有些傷感,突然沉默不語。

我問她是不是吃醋了,居然和男朋友一起討論那個傢伙的事情。

她說並沒有,你只會同情和傷感,真的把她帶到你的身邊,你怕是只會躲得遠遠的。

我說是啊,我就是葉公好龍那款,我最愛的星座是雙子,但還是金牛座能和我相處下去。

在我的觀念裡,人活著是要為世界作出貢獻的,但Wendy的出現,為這個命題帶來了不一樣的答案。

她說,人世間什麼事情都會發生,要學會寬容一點。

被傷害的人,無論心理還是生理,都是不同程度的殘疾人,要學會人文關懷。

我說這一點我必須成承認,寫了那麼多年文章,呼籲了那麼多年追求公平,可最終這一點居然沒有意識到。

受傷越重,今後獲得幸福後也會越甜蜜,但同時也會愈加脆弱。

反之亦然,就像我和Wendy兩人,關係不可能 再進了,互相也不會再依賴太過頭,但大家又都聊得來。

世界十分矛盾,也十分對稱。

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U型泵的一端按下去,另一端一定會跳起來。

 

最後我看了看Wendy,還不賴啦。

 

我應該學會知足,自勉。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