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哪個無聊的傢伙又把野狼DISCO頂上來b站首頁了,還是和周杰倫的雙截棍混音的……

最初是在看中國有嘻哈第二季的時候聽到這首歌的,當時我還記得Jony J還是艾福傑尼說,如果寶石Gem把這首歌放在半決賽上唱,被淘汰的絕對不是他。

我第一感覺就是:寶石哥可能根本不想拿什麼破獎,他只是想上來唱一唱,故意把壓軸放最後,就是裝個逼,真男人從來都不回頭看爆炸……

 

後來就到了前幾天,再度聽這首歌的時候,突然間聽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三個角色的身影:

男孩A:和女孩C是初中同學,知道她的過去,曾經有過短暫的曖昧

男孩B:女孩C在東北讀大學時的同學,也和有她有過一段感情

女孩C:迷之美少女,是所有男生心目中的鄰家小妹,也是歌詞裡的那個南方姑娘。

 

男孩A和女孩C分開後,讀高中、讀大學、都沒用再喜歡上過任何人,直到另一個偶然認識的東北姑娘的出現,一切都有了轉機。

男孩B上大學前對愛情是很朦朧的,上了大學之後對女孩C一見鐘情,最後在一片純白的雪地中開始,也在一片純白中結束了和女孩的戀情,此後再也沒有找過任何姑娘。

女孩C是影調趨中主義者,對愛情無感,又總是和稀泥,不回應別人的感情總感覺內疚,一直都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關鍵詞:迷茫、迷幻、迷失。

 

這裡讓我們暫時擯棄感情,先以理論討論一下所謂的「二重映射」式寫作手法,這種手法廣泛運用于Galgame的劇情設計中,比如《戀x彼女》中男主和女主分開後遇到的森也精華、《白色相簿2》中的三女線(這個是最明顯的),《同級生》裡南里愛對飯島美雪的置換(看樣子這種手法已經頗具年代感了)……

 

男主和其中一個女主發展到一定階段,撤下女主換上女二,而女二和女主有相似和不相似的地方,接著讓劇情自由發展(演化),最後看這顆被嫁接過的劇情樹會長成什麼樣子……由於先前玩家已經把自己代入了這個角色,所以一定會好奇,假如某一個自變量發生了改變,那麼其中一個和自己有關的因變量會如何變更,這是一個如同拆盲盒一樣,會令人著魔的問題。

 

當我們把這種奇妙的元素再次打亂重組,拼湊得更加離散與混亂(Chaos),就會形成一種「致幻」的「迷離」的效果,那麼,當這種效果與我們上述的主題相結合的時候,作品就從兩個維度分別映射了我們的主題:劇情上和架構上。

 

再度回到我們的故事,由於保密協議已經失效,這裡給大家放一張我12年開發《家之所在地》的時候和當年的製作人共同設計的劇情架構圖:

 

(待補充)

 

大家應該能夠理解,由於猜忌鏈條的存在,每個人看到的事務是不同的,甚至和上帝視角都大相徑庭,這就是劇作的另一個魅力——被賦予了角色自身的感情。

 

所以,每個角色進行這樣深度的結構,很容易令玩家對內心深處那個未知的ta進行某種意義上的「填充」,進而達到滿足——而事實也正如劇作家所構想的那樣,尤其是當這個寫手的能力足夠強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推理」出導致玩家自身遺憾的核心癥結,從而達到治愈心靈的效果。

 

那麼,正式開始我們的寫作吧!

 

男孩A關鍵詞:南方的都市、初中的青澀、膽怯的懊悔、閃爍的點滴、熟悉的笑容、心靈的寄託、永遠的懷念、都挺好式的自我安慰……

男孩B關鍵詞:北方的貧瘠、單純和直爽、空虛的內心、空殼般的形式主義、慢慢地互相理解、最終求同存異失敗、分道揚鑣後永遠的懷念、酒吧裡永遠的disco……

女孩C關鍵詞:南方的艷陽天和北方的一片雪白、單純的內心、只在乎眼前的歡樂、對幸福無感、由於自己總是被動方所以很迷茫、勇敢地拋棄了人家的一片真心去追求那虛無的自我、最後還是虛無縹緲地遊蕩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青春美好的年華不再、再度回首是無盡的惋惜……

 

我的敘述就到這裡,詳細的內容,還請有識之士補充!

 

如果你寫出來了,和我說一聲,只要不是文法太糟糕,我都會同意無條件商用。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