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上网刷新闻了,据说昨天著名的普法达人罗翔,因一条微博,就被众多网友打成了“公知”,乍一听闻,我是一脸的黑人问号,他不是普法的吗?也能变美狗公知?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所以非常好奇,扔下手头正在搬的砖,去了解了一下,原来是罗翔在微博发了个书摘,大意是“德行比荣耀更持久”,就遭遇了大量攻击,说今天上午同时在开一个抗疫表彰大会,他此举是心怀不满、讽刺英雄……
 
这可真特么是滑了天下之大稽了啊。
 

图片

几年前范玮琪在国庆阅兵晒娃照片被围攻,当时已觉荒谬绝伦,现在“荒谬”的阈值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低,几个月前,低到医生张文宏的一碗粥,网红papi酱的一个娃,现在终于轮到那位法外狂徒了。
 
我不想哀叹什么“互联网降级”,大量的文盲半文盲,都开始拿着千元的国产机刷微博看抖音。
 
我只是无法理解,字是用手打的,话是用嘴说的,思想是脑子里来的,怎么就有这么一群前现代的遗民,从“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的优良传统出发,在网上成立小脚侦缉队。
 
他们侦缉的东西,不是行为,不是事实,不是逻辑,不是真理,而是屁股——就是所谓的立场。
 
而且只看屁股,只要这个看不见的屁股是歪的,一切就都是歪的。
 
真的,从未感受过中文互联网像现在这样,全民都在相互批判、每一个群体都在吵架、每一个圈子都在挂人,大家都变成了人性批判家、截图小能手、原意曲解师、文字杠上花。
 
有时候未必不明白对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可是内心很亢奋,“屁股”在逼迫着他们必须挖掘出对方潜在的阴暗与龌龊!
 
曾经是0与9分歧的争执讨论,后来是6与8区别的互骂傻逼,现在是在4.9与5.1的区间里彼此杠得脑花飞溅。
 
不揭发憋不住,想到评论里能获取几个哈哈哈哈就按捺不住。
 
曾经这股攻击能量都对向的是权贵、明星等公众人物,如今权力阶层说不得,说了也看不见,明星都被骂怕了,如履薄冰活得全像假人,八卦私生活不让讨论,有钱人都闷声发大财——好家伙一个个全躲起来了,漏洞都掖好了,火急火燎无从下口。
 
但没办法,有多大的网民基数,就有多深的智商洼地,优良传统还不能丢,这股能量就必须得有发泄的出口。
 
于是当下,变成群众审判群众,屌丝扒皮屌丝,吃喝拉撒是装逼,表达观点没逼数,评价事物不要脸,悼念名人要资历,好像大家都很缺失存在,都很怀才不遇,都有装逼过敏症但又能引发别人过敏,都很痛恨杠精但也可随时化身杠精,都在文字的夹缝里、意义的旮旯角里获取快感。
 
什么都不好批评,只好相互批评。
 
他们是真的迷恋这种战斗感。为了正义,为了道德净化,为了撕破你的假面具,战斗,成功地激起了他们某种想入非非的高尚感情。
 
这种战斗欲并不舍近求远,随时随地,症状就能发作,对国外的事情怒不可遏,对身边的受害者百般挑剔。
 
战斗带来的,身在集体的安全感,甚至还有一丝丝神圣的悲情,又迷人又免费,寻找敌人,捏造敌人,又成为了他们彼此的粘合剂与安慰剂。
 
你以为他们是孩子,结果他们是疯子。
 
在笼子里出生的鸟,本能的以为飞翔是一种病;
习惯了烧书的人,就会觉得写字也是一种病。
 
最可怕的是,只要疯子们足够人多势众,就真的能把你推下深渊。
 

图片

其实“公知”这个中文互联网的高频词,安在罗翔头上,昨天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而且,这顶“公知”帽子颇有滥发的趋势,所谓铁打的帽子只有一个,流水的脑袋则数也数不尽。
 
于是我很困惑,不知道“公知”到底指代什么意义,很久之前,在网络上三番五次的遭遇这个词,我终于问一位留言骂我的网友,这“公知”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并请对方举例。
 
这位网友第一次举例说是高晓松,另一次,举例说的是胡息进……
 
于是我明白,不能和这些批发帽子的人讨论帽子什么意思,以他们大脑错接了大肠灌了屎的智慧,我才疏学浅,实在理解不能。
 
我只能自己瞎琢磨,不一定对。
 
以张文宏和罗翔为例,无疑他们都是知识分子,职业都具有很高的准入门槛。但此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职业的意义,在于对抗。
 
张文宏对抗的是疾病,罗翔对抗的是张三这样的法外狂徒。
 
对他们来说,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对抗很正常,而且对抗才是人类能够走到今天的原因之一。
 
但当张文宏提倡吃三明治,当罗翔有朝一日和既得利益者打官司,那他们很可能就会变成崇洋媚外,就会变成‌‌“死磕律师‌‌”。
 
医生这个职业按理说很和谐,对抗性往往局限于医学范畴,但特殊时期,忽然就让人发现,原来医生这个职业也不安分。
 
张文宏和罗翔都是用对抗的方式保持社会的活力,这才应该是社会运转下去的正确方式。
 
这不是道德题,是道智商题。
 
社会需要你去对抗它,这不仅是你的义务,更是社会自身的需求。
 
无论是作家,医生,律师,记者等等,任何稍微读过一些正确的书的会思考的知识分子,都能明白这个道理。
 
这就是我瞎琢磨出的公知,就是接受过正常的通识教育,具备正常的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人,公知,其实就是正常人嘛。
 
这么一想,突然乐观起来。
尽管中文互联网上尽漫山遍野的屁股侠,但罗翔的出圈流行,不正说明屁股侠们并没实现它们臆想的理想粪坑,社会朴素的善意并没被彻底摁熄,良知亦不绝如缕啊。
 
不过,我这么想,不代表我够格当公知。
本来很多热门话题,我其实原来就根本不感兴趣。
 
然而前几排的公知们都炸光了,把我们这些还说些人话的就变成了公知。
 
光并没有想驱散黑暗,光只是想发光而已。
 
说话,只是一种本能,因为热爱这个国家,尤其热爱它的文化,它的人民,它的土壤和风景。说话,只是因为自己深刻学习过,思考过,所以写字就是从小到大的习惯。
 
以前就没人愿意表达,因为成本太高,有了网络后降低了表达成本,于是百花齐放,现在成本又被别有用心的一小撮人给搞上去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艾米莉·狄金森的那首小诗:“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鉴于我本人体会到的网络恶意,我可以想象罗老师面临的是怎样的疯魔。
但人总需要一点理想主义,一点纯粹和一点不畏惧用来点燃脚下柴堆的火把的勇气。
 
要永远真实,真诚的去热爱,不管还有多少人在听。

膨大な知識だけを増やし、無意味な価値観だけを築い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