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自从有了文学,人类的生命开始变得更可以承受的非常人道的方式,那么自从发明了电影,人类的生命就延长了三倍。


扫一扫,关注文学电影生活志,在电影、文学里扩展我们的生活。

图片

---------

在现实里,单身的人被称或自称为“单身狗”,无独有偶,在电影《龙虾》(港译单身动物园)里,单身也是一种罪,必须被安排到饭店与其他男女配对,如果无法在45天内找到另一半,将失去身为人类的资格,变成一种动物。

 

图片


电影中,科林·法瑞尔饰演一名失意的单身男子,在配对失败后逃亡到森林里,遇到蕾雅·赛杜组成的单身反抗军。

 

反抗军的生活不同于电影里的社会常规,蕾雅·赛杜严格禁止任何形式的恋人关系,情欲交流或暧昧的互动也不允许发生,即使是舞会,每个人都只能独舞,借以避免亲密的肢体碰触。

 

一但有人违反规定,将处以极刑,例如:逮到有人“接吻”,将用刀片削去两人的嘴唇,再强迫两人流着鲜血亲吻对方。

 

好不容易逃离配对压力的科林·法瑞尔,却在森林中爱上了同是反抗军的蕾切尔·薇兹,两人的命运因为相爱而遭受威胁。

 

在表现手法上,电影并没有用人物对白去论述或提出质疑,而是创造出一个不容许争议出现的世界,专注呈现每个角色在体制扭曲下产生的各种反应。

 

除了强制配对之外,按照故事设定,“性向”是一种选择,而你只能在“异性恋”或“同性恋”之间选一种;


是否拥有“共通点”是两人在一起的关键,当你爱上一个盲人,你也应该把自己弄瞎;

 

“小孩”是一种工具,用来帮助调解关系不融洽的情侣等等,借以嘲讽现实世界中的种种现象。

 

图片

观看电影前半段时,原以为故事所描绘的是现实社会对单身者的歧视,当主角加入反抗军后,才发现原来故事刻意安排两种极端的社会型态,让人发现,所谓集体暴力,不只是加诸在单身者上,当群体价值企图去限制、剥夺个人的话语权时,各种人性的怪诞和丑态都浮上了台面。

 

让人不禁重新去思考,我们对家庭、爱情或婚姻的看法,究竟是出自内心,还是社会所给?

 

跳开电影之外,我们知道不论选择单身也好、有伴也好,结婚也好、不婚也好,这些都是个人私领域的行为,当你想独处时,就该有独处的权利,国家不能用法律干预你;

 

爱上了谁,就大声告诉TA吧!社会不该说三道四,因为批判别人的感情是愚蠢的,用社会力、政治力去箝制个人的感情态度也是荒谬的。

 

可惜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习惯将自己对爱情与情欲的想象强加在别人身上。


以女性的婚姻关系为例,传统社会多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等观念,认为“家庭”是女性最好、也是唯一的归宿,塑造出“感情终途必须走入婚姻”等刻板的童话式幸福,好像身为女人就该拥有盛大的婚礼与圆满的婚姻生活,如果落得单身下场就因此显得“孤单可怜”;

 

反过来说,越来越多被认为比较进步的“新时代女性”除了倡议女性自主,时常提出“婚姻是父权结构下的骗局”等论点之外,却也过常常过度渲染“单身”的美好与可贵,乍听之下,好像单身,就代表你拥有更多的“自主性”以及“自由”,能够活得更丰富、更快乐。

 

然而事实上,无论单身、同居或结婚,都只是个人选择,即便走进婚姻,也不代表你的自主权将从此一去不复返,不代表你的人生从此只能专注在家庭,更不代表你将从此丧失人生其他可能性。

 

图片


简而言之,任何人都不该因为“单身”、“结婚”、“离婚”或其他感情状态而被贴上标签,或是承载另一个人对感情的想象。

 

联想到最近一个明星宣布离婚消息之后,网上掀起了一波“恭喜潮”,恭喜她识破婚姻的枷锁,恭喜她不盲从这个世代对婚姻跟真爱的追求,恭喜她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

 

这些听起来少了些同理心的“恭喜”,有多少偷渡了自己对爱情的想象,又有多少是在别人的故事中,高抬自己的信仰?

 

不禁让人想起《龙虾》(港译单身动物园)所嘲讽的主题,人们总是善于简化别人的感情,殊不知任何一段关系里,凡是出于自愿所做的决定,都有被尊重的必要。

 

但愿在真实人生中,我们每个人都别忘了,性向、爱情、家庭,并没有所谓的单一最优解,而是由千千万万种型态与样貌所组成,没有谁的爱情该被放上神坛瞻仰,也没有谁可以去定他人在感情中的罪。

图片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