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章
优 子,无论是谁都有向神祈祷的时候。
优 子,就算毫无信仰,但也必然会有全心全意去祈祷的那一刻。
优 子,谁都会去寻觅之物。
优 子,谁都会去祈望之物。
优 子,伸出双手、想要获得之物。
优 子,无尽的思念中、由人与人的羁绊生出之物。
优 子,那…一定是——
随着轧轧声、缓缓推开那道厚重的门。
踏入的瞬间、一瞬间感到冰冻般的寒冷。
呼出白色的气息、望向正面的祭坛。
应该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所。
然而、目前却是不能出现的光景。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
软弱到会做这样的梦了。
优 子,「啊啦」
祭坛前的少女轻轻转过身来。
优 子,「晚上好」
那少女浮起清澈的笑容、微微低了一下头。
那头长发也随着漾出美丽的波纹。
夕,「…………」
胸口有被勒紧般的疼痛。
曾经、这对耳朵所听过无数遍的她的声音——
每一言每一语都是如此的柔和而悦耳动听。
夕,「……哟」
用尽全力才挤出一句话。
不敢相信正在和她对话这个现实。
优 子,「啊、不对哦。今天应该是——」
优 子,「圣诞快乐、才对呢」
她站在那里——洋溢着和那时一样的笑容。
夕,「……圣诞快乐」
根本不是慢吞吞打招呼的时候。
分明有更重要的话,不得不说的话。
优 子,「分明是圣诞节……却是一个人吗?」
夕,「啊啊、一个人过圣诞节已经很多年了……」
优 子,「哎呀、还真是寂寞的人呢」
优 子,「不过说起来我也总是一个人呢」
夕,「那么……」
夕,「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稍微聊聊吗?」
优 子,「嗯、十分乐意」
优 子,「十分乐意……」
那少女的笑容、不意之间亲切起来。
优 子,「好久不见了呢……」
夕,「……一直都」
夕,「让你等了很久了啊」
就算是梦也无所谓。
优 子,「嗯、是这样没错」
优 子,「稍微……」
优 子,「稍微等的有些久了呢」
夕,「是吗」
只要现在她站在我的面前——
夕,「真是抱歉啊、优子」
我实在是让她等的太久了。
夕,「优子、真的是……」
优 子,「您是……」
优 子,「火村……」
优 子,「火村、夕君……没错吧」
目光像是在等待着这边的回答。
难道说……。
夕,「忘掉、关于我的事情了吗?」
优 子,「嗯、其实呢」
她轻轻地笑了起来。
是真的忘记了吗、还是、仅仅的一时的恍惚呢。
优 子,「就在刚才。就在刚才、想起来了」
优 子,「这样子、总感觉和那时正好相反呢」
不经意间,记忆如潮,逆流而上。
那是多少季节轮回之前——某一天夕阳下的回忆。
夕,「啊啊、没错……」
夕,「我们再会了、再那个夏日」
对、在那个夏天。
那个忘记优子的夏天。
那个对她还是一无所知的夏天。
那个再也不回来的,我和她的夏天……。
结束在图书馆的学习,来到走廊。
四周寂静无声,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平时应该还有部团活动和委员会工作的学生在的,为什么今天如此安静呢。
连自己的足音,都大到让人吃惊。
吸满夏日阳光的走廊,在傍晚仍然感受不到凉意。
仅仅是走着而已,就已经汗流浃背。
换好靴子,走出教学楼。
风也带有蒸笼般的暑气,闷热的空气包满全身。
再次让我发觉,现在是夏天这个事实。
我并不讨厌夏天。
比起阴郁的冬天,很难找到讨厌这个充满音色和光芒的季节的理由。
并不讨厌,吗。
我发觉总是如此。
世界只会被我分为不算很讨厌和讨厌两种而已。
真称不上是健全的生存方式…啊,我独自苦笑起来。
生存方式…吗。
仰望天空。
我所希望的生存方式是——
夕,「那是什么……?」
在那夕阳染红的天空,一片细小的白色轻轻舞动。
那是……一架纸飞机。
夕,「哪里的笨蛋扔出来的」
捡起那飘落在地的纸飞机。
都几岁了,在这学校里还会有哪个笨蛋在玩这样的东西。
我带着些许的惊讶,开始一个个的确认教学楼的窗户。
在我以为犯人可能已经不在的时候……。
夕,「啊……」
一名少女的身影,滑入了我的视线。
而且不知为何,那女孩坐在屋顶的边缘,硖意地摇晃着自己的双足。
在那种地方干什么呢。
不,比起这个——
就在我疑问接连涌出的时候,突然。
虽然很远,我却清楚地看到了。
那女孩停止了脚的晃动,而望向下放的我——微笑起来。
打开那扇门,天空近得仿佛触手可及。
鲜艳的绯红色,红到会让人有那轮夕阳马上便会落下将这地面燃尽的错觉。
在那弄痛眼睛的绯色之中——
少女微笑着。
夕,「……为什么是冬服?」
虽然和想好的台词不同,总之就这样问过去。
或者说,无法说出什么合适的话语。
目前的光景是如此绮丽,让人失去现实感。
而且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屋顶,但理然该在栅栏却没有也让我稍有吃惊。
???,「冬服?」
在那强烈的不协调感所渲染出的景色中,那名少女歪了一下头。
夕,「你穿的不是冬服吗」
夕,「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换衣服呢?」
???,「啊啊,这件衣服吗。这是夏服哦」
夕,「哈?」
她的衣服再怎么看都是音羽学园的冬服。
包裹的严严实实,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连手套都带着。
???,「冬天穿的衣服才叫衣服。这是夏天穿的所以是夏服。不对吗?」
夕,「完全不对的吧……」
看来是不能用常理说服了。
???,「请别介意啦。虽然偶尔会被人说,看着就觉得热的难受……」
被那样说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在夏天最热的时间里穿这样的衣服,自然会让人觉得不适。
???,「不太想穿半袖」
???,「以前…稍微发生过些事呢」
她一边说着,隔着衣服轻轻抚摸自己的手腕。
???,「当时是觉得无所谓,不过现在到了微妙的年纪啊……」
夕,「我倒也没有追问发生过什么的意思」
我明白那女孩的意思,而打断了她的话。
大概是,小孩子的时候受过伤而留下的创口吧。
在这个年纪的女孩,肌肤的伤口不想被看到也无可厚非。
这种程度的事情我还是懂的,不过认真看起来的话……。
这女孩穿着冬服,有种不可思议的适合感。
当然,那样的话我可不会说出口。
???,「说起来,您不是专门为了说长袖看起来闷热而来的吧?」
夕,「怎么可能」
我摇了摇头,想起了本来的目的。
夕,「我说你,屋顶是禁止进入的啊」
正常应该是被锁住的才对,如何把锁打开的也是一个谜。
???,「你不是也进来了吗」
少女露出稍稍执遘的神情。
夕,「我是来提醒你的。可别扯开话题哦」
???,「被人看到还是第一次呢。可惜。可惜」
不过完全没有想要说明为什么可惜的意思。
夕,「还好我不是老师。你是怎么进来的?」
音羽学园的屋顶禁止随意出入——虽然这么说,都是入学之后才听说这件事,忘记屋顶的存在很正常吧。
就这点来说,这地方学生们应该不熟悉才对。
???,「啊啊,这件事情吗」
???,「我是天文部员哦,拥有特别可以进入屋顶的许可」
夕,「要撒谎的话,也找些更象样的出来」
夕,「在这种时间怎么能看见什么星星,再说,我们学校有天文部吗?」
看过去的话,也没有拿到有望远镜之类的器具。
???,「当然有啊,只是,昨天起废部了而已」
夕,「废部?」
???,「嗯,3年级的前辈提早一步引退了。没有2年级的部员,剩下的只有1年级的我而已」
夕,「只有1年级…吗」
虽然明白,这个少女应该是我的后辈。
但直观的看起来,倒好似比我小3到4岁。
???,「虽然我还会妄想会不会有人正好这时入部呢~可惜这个世界没那么一帆风顺啊」
夕,「只有一个人的话确实没法做什么,虽然遗憾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这样说着毫无感情的话。
最近,就算是极其无聊的话,也能普通的作出回应——这是好是坏暂且不论。
???,「是啊,没办法的事情呢」
???,「但是呢……」
夕,「怎么?」
???,「跟我有关的人或事,都会迎来很坏的结局呢……」
夕,「那是什么意思」
???,「呼唤厄运的存在之类的吧,而且会把周围都卷进来」
???,「虽然我并不怎么有自觉呢」
又说些可怕的事情。
倒是,对于初次假面的人不会这么坦白吧。
夕,「嘛,那种事情无所谓了,我只是来提醒下而已。不要再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啊啦,还真是体贴的人呢」
那名少女呵呵的笑起来。
那个笑容不知为何让我有些不适。
夕,「……你偷偷来屋顶与否是你自己的事。但是,摔下去死掉的话会造成困扰的」
???,「为什么,你会困扰呢?」
她歪着头,好像真的不理解的样子。
夕,「讨厌人死亡,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那是你个人的价值观吧」
她好像稍微有些生气的说道。
说起话来毫无考虑——少女给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同时也感觉到实际上也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如此,当然,我并没有贬低你的价值观的意思哦」
红色的夕阳照耀下的少女脸庞,浮起温柔的笑容。
???,「火村夕前辈」
然后,她用柔软的声音喊出了我的名字——
夕,「……你是谁?」
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知道我的名字本身并没有什么不思议。
但是。
我记得这个声音。
这个说话方式,这个笑容,确实存在与我久远记忆的某处。
???,「果然忘记了我啊。稍微有些受打击呢~」
夕,「回答我的问题」
???,「不要作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啦。特别是在女孩子面前哦」
她摇摇头,用稍微带有叱责的口气说道。
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安。
这种心脏似乎被牵引着,几乎要失去呼吸的感觉。
那名少女再次微笑起来。
???,「……我是优子啊」
夕,「优…子?」
???,「嗯,这是我的请求……请不要说忘记掉那样的话好吗?」
优…子……?
???,「我只看一眼就明白你是谁,而你却彻底的忘记了我呢……我的心已经被伤的无法治愈了」
???,「如果」
优 子,「如果忘记的话、就沉默到回忆起来」
;回想起来了
优子仰望着虚空,微微的笑着。
她的笑颜跟过去相比丝毫未变。
优 子,「那个夏天也好,屋顶的再会也好,还有其他的一切……都已经远远而去」
夕,「是很遥远……。很遥远,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呢」
优 子,「怎么好像是上了年纪的人的发言呢」
夕,「你不也一样吗」
互相苦笑起来。
比起过去确实改变了的事实。
那也是作为值得怀念的过去而在一点点增加的事实。
优 子,「你……稍稍变了呢」
夕,「当然会变啊,都已经经过多少时间了」
优 子,「是啊……」
优 子,「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时间……已经触不可及」
夕,「回忆,记忆,都会随风而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优 子,「虽然理所当然——但是,却让人悲伤难禁」
夕,「悲伤的事情虽然有许多。但是——」
时钟的指针不会回转。
寂寞和悲伤再怎么积累——总有一天会渐渐消散。
在时间的流逝中我以懂得。
大概,她也一样。
夕,「还是不要再摆出悲伤的表情了吧」
优 子,「是啊……」
优 子,「这是我们第二次的再会啊」
优 子,「现在,我想要看到你的笑容」
「我也想要满面笑容」
优 子,「只有在你的面前,在能让我展开笑颜呢」
夕,「不……」
夕,「那张笑颜一开始你就已经拥有。只不过是我忘记掉了而已」
优 子,「啊哈哈」
她愉快的笑出了声。
渡过那再会的夏天,秋天转瞬即逝,然后冬天边接踵而来。
那个冷的过分的冬日。
虽然那过去的伤痕尚未平复。
而优子和我都在由衷的快乐着。
夕,「……真愉快啊,那个时候」
优 子,「虽然是一无所有呢」
优 子,「虽然一无所有,但只要在一起就可以保持笑颜」
夕,「啊啊……」
只要看到她的笑颜我便会充实起来。
到不需要任何其他事物的程度。
比什么都重要的笑颜。
直到天涯海角,微笑着的她都会在我身边,我分明曾经如此坚信。
;回想
优 子,「差不多该要休息了吧?」
优子她噗嗵的作在我旁边说道。
夕,「咦,你还醒着吗」
我从笔记本上扬起目光回答到。
看向钟表,日期已然是第二日了。
优 子,「还真是有集中力呢……居然会像这样不闻身边事」
夕,「这个集中力如果能在设计时发挥出来的话……」
优 子,「那边不是才刚刚开始而已嘛。现在开始,现在开始」
夕,「就当是这样吧」
我苦笑与优子的悠然自得,合起了笔记。
今日也打工了,差不多可以停下了吧。
优 子,「要不要沏茶给你喝?」
夕,「啊啊,也好」
夕,「……不,还是睡吧」
夕,「我如果醒着的话,你也不会去安心休息」
优 子,「啊啦,露陷了吗?」
夕,「不是很明显吗,不要强迫自己做多余的事情」
优 子,「不是啦,只是看夕君认真起来的表情入迷了而已」
夕,「你啊……为什么能轻易说出那样让人会困扰的话呢?」
优 子,「嗯……啊」
优 子,「是因为就是想要让那人困扰吧☆」
夕,「啊…,是吗」
真是的,还真是好性格呢。
优 子,「那么,我去铺被褥了」
确认优子已经钻进自己的被褥的时候,我也躺了下来。
被褥中有些微寒却十分舒心,一瞬全身的力气便松懈了下来。
比自己想像的还要疲劳。
夕,「…………」
好像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进入梦乡……。
优 子,「夕君」
夕,「…………嗯?」
优 子,「那个……」
夕,「怎么了」
优 子,「其实我有事想拜托你……」
夕,「啊啊,什么事」
优 子,「唉…嗯……」
优 子,「我能到那边去吗?」
夕,「…………哈?」
一瞬我以为耳朵是否出了毛病。
但是,却不是听错。
夕,「呃……我倒是无所谓」
我稍微有些浮躁的回答。
夕,「虽然我不是很懂,但这个时候不是该回避一下这种事情吗?」
夕,「而且我很累了……」
优 子,「夕君,你没误会什么吧?」
黑暗中那边传来微微的娇慎。
优 子,「我,仅仅是说想要钻进夕君的被褥而已哦?」
夕,「…………少说容易让人想歪的话」
优 子,「明明是你自己想歪的…别生闷气嘛…」
夕,「没生气啦」
感到脸上的些许的灼热,我背向了优子。
优 子,「夕君啊,其实很H呢」
夕,「够了够了老实睡觉」
优 子,「唉~,那我的请求呢?」
夕,「随你便」
我背向着她说道。
可恶,对我来说真是大失误。
优 子,「那么,打扰了~哦」
随着噌噌的声音,被褥被掀了起来。
然后,优子便钻了进来。
「哼哼哼哼哼……」
夕,「什么啊,那个奇怪的笑声」
优子向着我的背靠了过来。
传来柔软的胸脯的触感……。
夕,「…………」
优 子,「对不起」
夕,「为什么要道歉」
优 子,「那种事……再稍微忍耐下吧,现在还是控制一下的比较好」
夕,「……我知道」
稍稍高鸣的心脏也平静了下来。
为了她,就算是欲望也要抑制给她看。
夕,「优子」
我转过身体,和优子面对面,抱住她娇小的身体。
优 子,「啊……」
夕,「互相取暖总可以吧?」
优 子,「嗯」
优子高兴的声音。
夕,「姿势,不会不舒服吗?」
优 子,「嗯嗯,没事的」
优 子,「果然…不勉强自己多买那一组被褥也可以呢」
她又向这边靠了靠。
优 子,「你看,两个人盖一组被褥不也挺好吗」
夕,「每晚的话会不舒服的吧,位置也很小」
说起来买被褥的时候。
当时,虽说是一起生活,但被褥——只有一组的话,怎样不会安下心来。
在同一被褥里,欲望会抑制不住的。
每晚都是这样的状态的话,我和优子都会头痛的。
夕,「偶尔还好啦」
优 子,「我呢,想一直这样」
优 子,「和夕君一起……一直在一起就好」
夕,「你又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来……」
优 子,「……我也很害羞啊」
夕,「那就别说啊」
优 子,「可是」
优子轻轻把桃唇凑了过来。
优 子,「可是,本来就是如此啊」
夕,「……真是个小笨蛋」
这次是我吻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优子。
嗯,从此以后每天都一起入眠吧。
象这样身体互相靠近,双手紧握不分。
直到朝阳升起为止,不离不分。
;回想终了
夕,「真的是非常愉快呢……」
优 子,「嗯,非常……」
虽然偶尔会吵吵架,但也不过是二人生活中的小插曲。
比起什么都把对方看得最重要——
约好两人一起走下去。
约好如此的……。
夕,「但是我们却」
优 子,「…………」
夕,「我们却松开紧握着的双手,走着不同的道路来到这里」
优 子,「嗯」
绝不能说是短暂的时间。
甚至长到忘记对方都不奇怪的地步。
至少我的记忆已经开始风化,许多重要的事物都已被扬灰而去了吧。
优 子,「为什么——」
优 子,「为什么,你要来到这里呢?」
夕,「我们不是约好的吗」
夕,「在这里相见的约定」
数年前的圣诞的早晨。
我确实作了这样的约定,她也点了点头。
调整呼吸,奔向优子等待着我的教会。
那日的事情现在仍记忆犹新。
没能履行约定而刻在胸口的痛楚,不会让我忘记……。
夕,「明明说过不会让你等久的」
优 子,「不,不……那种事情……」
优子她一次又一次的摇头。
我明白。
我已经被她原谅的事实。
但是,这份胸口的痛楚却不是如此就轻易消退。
夕,「这次我终于能履行当时的约定而来到这里」
夕,「而且」
夕,「大概,一直在呼唤着我的人是你……,没错吧?」
优子直到现在还在这个地方等待着。
我明白这件事绝非偶然。
优 子,「嗯……」
优 子,「说不定是这样没错」
夕,「告诉我吧,在你身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优 子,「发生了什么,吗……」
望向教会的门扉,优子开始找寻想要说的话。
我当然明白。
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完的故事。
优 子,「故事的开始……」
优 子,「果然还是圣诞节呢」
优 子,「正好一年前的圣诞节的夜晚」
优 子,「那个人——对了,回想起来那个人与你有几分相似呢」
夕,「和我?」
像我这样没品的人,在这城市还另有一个吗。
优 子,「推开门扉,那个人走了进来」
优 子,「走进来的是,一个男孩子」
「某些地方和你相似——对,那种令人怀念的气息」
优 子,「所以我才会这么想吧」
夕,「什么?」
优 子,「略微——,走进这个男孩的故事中去吧」
夕,「能让我听听看吗,那个人的故事」
优 子,「会是悠长的故事,可以吗?」
夕,「当然,到黎明还有很久呢」
优 子,「那么,就让我娓娓道来吧」
优 子,「从他来访这个教会的一刻所开始的,冬日的故事……」
#title 第一章_OP
;■<1章:OP>
;■100はすべて夜色。
;(000からの雪の演出を、ここで止めてます)
;■御影チェック
;■ 前のシーンのフェードと、下のウェイトもあるので、ちと長すぎだな。
;■ ワンテンポだけ軽く。
;■夜空
;(地文と違い、星は瞬きまくってますが……保留。全体的に夜?曇りを用意してもらうか?)
漫步在冰冷的夜色里。
窜入靴中的寒气使身体为之颤抖,充斥四周的寂静使双耳为之刺痛。
从五光十色的街道仰望天空,只有那轮明月放着蒙胧的残光。
;.message#say 120#say #say #say 光に彩られた街から仰ぎ見る空に、星は見えない。
;.message#say 130#say #say #say 月だけがぼんやりとした光を放っている。
;name " 紘 "
紘,「好冷……」
呼出的白气也溶入无边的黑暗。
我卷缩着身体,缓缓挪动着脚步。
虽说冬天会冷是理所当然——
;■背景:教会前(冬、20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希望不要下雪啊。
我对白色的圣诞可没什么兴趣。
无论是不是圣诞节,下雪都只是单纯的自然现象。
琐事而已。
;■御影チェック
;■SE:木製の扉が開く音
;■シーン転換(フェード?)
;■背景:教会内(祭壇)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雨宫优子<嚱服(冬?外出)
厚重的门扉的另一侧,站着一位少女。
???,「哎呀」
站在祭坛前的少女转过身来,对我嫣然一笑。
看起来很娇弱的样子,年龄大概比我小一两岁吧?
???,「虽然很遗憾,但圣诞弥撒已经结束了哦。如果想参加的话,还请明年再来」
;name " 紘 "
紘,「啊…我并不是什么信徒啦」
???,「那么,为什么来这呢?这儿的教会并不搞赈灾救济活动的哦」
;name " 紘 "
紘,「白痴啊你」
我又不是流浪汉。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310#say 紘 #say #say ,「ただ、ちょっと……クリスマスの教会っていうのはどんなもんなのかなーと思って、のぞいてみたんだけど。勝手に入ったらまずい?」
;name " 紘 "
紘,「只是……心中稍微……有些好奇圣诞夜的教会是什么样子……便过来看看而已」
;name " 紘 "
紘,「擅自进来会造成不便吗?」
???,「倒没有什么不便,不过你还真是对一些怪事感兴趣呢,既然今天是圣诞节,比起教会去街上逛逛会更加有趣吧?」
;name " 紘 "
紘,「嘛,对怪事感兴趣该说是职业病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40で?さらにこのCGで笑顔も用意してもらう)
???,「职业…吗……?」
少女略显疑惑。
毕竟怎么看我都不象个已踏入社会的人,心存疑问也是理所当然。
;name " 紘 "
紘,「不用太介意这些小事,说起来还真是冷清啊,这里…」
???,「弥撒结束的话,虽说是圣诞节这儿也与普通的教会别无不同,再说,弥撒本身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name " 紘 "
紘,「唔……说起来,你是谁?」
???,「我么?和你相同哦」
;name " 紘 "
紘,「哈?那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圣诞节,却没有恋人可以共度良宵的寂寞人哦」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430#say #say #say 少女は口元をシニカルに歪める。
少女显露出自嘲的口吻。
;name " 紘 "
紘,「……我想问的可不是这个」
???,「说笑而已,露出那样的表情好吓人的啦」
话虽如此,那少女的态度倒是十分轻松,完全看不出有害怕的神情。
;name "优 子"
优 子,「我的名字叫雨宫优子,写法是,在“雨”中,参拜神宫的“宫”以及“优”秀善良的孩“子”」
;(名前をヒラかせるタイミング、よく考察のこと)
;name "优 子"
优 子,「顺提,我仅仅是个路人而已哦」
;name " 紘 "
紘,「不是穿着修女似的衣服嘛,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么?」
;name "优 子"
优 子,「只是凑巧穿了这种式样的服装啦,我既不是教会的工作人员也不是相关人士哦」
;name " 紘 "
紘,「感谢您的细致说明」
;n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别客气」
;name " 紘 "
紘,「……嗯? 雨…宫…优…子……?」
总觉得有些在意。
雨宫优子——
微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不能确定。
;name "优 子"
优 子,「? 怎么了吗?」
;name " 紘 "
紘,「……没什么」
我摇了摇头。
对她的样子并没有印象,可能仅仅是错觉吧。
;name "优 子"
优 子,「难道是,对我一见钟情?」
;name "优 子"
优 子,「虽说这也是情不自禁的事情,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先从朋友做起呢……」
;name " 紘 "
紘,「你想吵架吗?」
;(ここの表情の演出、留意のこと)
我使劲瞪了她一眼,雨宫优子故意缩了缩身子,装出想要逃跑的样子。
完全被小看了……。
;name "优 子"
优 子,「是个不太懂幽默的人呢」
;name " 紘 "
紘,「很抱歉,我就是这么一本正经」
;name "优 子"
优 子,「原来如此,那么,一本正经的你的名字是?」
;name " 紘 "
紘,「没什么报上名字的必要吧」
为什么我非得要对一路人报上名字不可呢。
;name "优 子"
优 子,「这样太狡猾了啦。我都有认真报上自己的名字的哦」
她微微嘟起了她的小嘴。
;name " 紘 "
紘,「那是你自说自话报上来的吧」
;name "优 子"
优 子,「又没关系嘛,名字而已。说出来又不会少点什么」
听她这么一说,就越来越不想说了。
;name " 紘 "
紘,「…………」
;name "优 子"
优 子,「哇哇,终于进入沉默模式了吗」
;name " 紘 "
紘,「…………」
;name "优 子"
优 子,「算了算了,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知道你的名字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
;name " 紘 "
紘,「广野啦,广野紘」
;name "优 子"
优 子,「…………」
;(#say ,「目を半開きにして」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820#say #say #say 雨宫优子は目を半開きにして、俺を凝視している。
;name "优 子"
优 子,「乖僻的家伙」
;name " 紘 "
紘,「要你管」
;name "优 子"
优 子,「呵呵呵」
突然、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name " 紘 "
紘,「……有什么好笑的」
;n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没什么」
雨宫优子收起笑容,摇了摇头。
;n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紘先生吗……」
;name "优 子"
优 子,「嗯,是个好名字呢」
;name " 紘 "
紘,「被人夸奖有个好名字有什么可高兴的,那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擅自取的」
;n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啦,还真是性格乖癖呢……」
;name "优 子"
优 子,「不过,我不讨厌这种类型的哦」
;name " 紘 "
紘,「哈,你就是讨厌我也完全无所谓」
我在说什么废话呢。
而且还是在这深夜的教会,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name "优 子"
优 子,「总觉得……你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name " 紘 "
紘,「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的你也够奇怪了吧,说真的,你到底是在这干什么啊?」
;name "优 子"
优 子,「是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教会陷入了沉默。
壁画上并列的蜡烛的微光,也为少女的面庞笼罩上一层蒙胧的暗色。
;(#say ,「壁面に並んだキャンドル」
少女将视线移向虚空,我正以为她可能在认真的为什么事烦恼的时候,她却又突然露出了笑容。
;name "优 子"
优 子,「……我有一个必须要见的人」
我刚才那种略带作弄感的微笑似乎稍有不同。
;name " 紘 "
紘,「必须要见的人……?谁呢?」
;name "优 子"
优 子,「是啊,是谁呢」
;name " 紘 "
紘,「这算什么意思」
果然,是被戏弄了吗。
;name "优 子"
优 子,「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哦」
;name " 紘 "
紘,「真的吗」
我觉得十分值得怀疑。
;name "优 子"
优 子,「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
这家伙,是在玩我吧……。
;name " 紘 "
紘,「虽然不知道是谁,总之的确是有个想要见的人」
;name "优 子"
优 子,「嗯」
;name " 紘 "
紘,「约定见面的地点是这个教会吗?」
;name "优 子"
优 子,「大概吧」
;name " 紘 "
紘,「大概啊……。时间呢?」
雨宫优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连时间都没决定下来的话,根本束手无策吧。
;name "优 子"
优 子,「那也是没办法的」
;name "优 子"
优 子,「因为那是远到连记忆都已模糊不清的过去所订下的约定了……」
;name " 紘 "
紘,「久远的过去啊……」
孩提时代所作的约定吧。
相信那种东西根本毫无意义。
;name " 紘 "
紘,「再怎么说,还真是含糊的说法啊,真的认为可以见到那个人吗?」
;name "优 子"
优 子,「当然」
雨宫优子用力点了点头。
;name "优 子"
优 子,「虽然不知道那是谁……但觉得只要呆在这就能见到,而且,今夜不是圣诞节嘛」
;name "优 子"
优 子,「只是今晚的话,做做美梦也是可以的吧」
这该不会是在征求我的同意吧。
;name " 紘 "
紘,「就算不是今晚,美梦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吧」
;name "优 子"
优 子,「不,圣诞节是特别的呢」
;name "优 子"
优 子,「虽然可能是无法实现的愿望,不过只要是在今晚许梦的话,一定是能被允许的」
;name " 紘 "
紘,「被允许?谁?」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370#say yuk-100_01-009#say 紘#say 雨宫优子は答えず、白い歯を見せて嬉しそうに笑った。
雨宫优子她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完全理解不能。
真是让人莫名其妙的女孩啊。
反正也没理解的必要,放弃好了。
;name " 紘 "
紘,「嘛,还能见到的话就好了呢,努力吧……」
;name "优 子"
优 子,「你呢?」
;name " 紘 "
紘,「我怎么了?」
;name "优 子"
优 子,「你,难道没有想一起过圣诞的人吗?」
;name " 紘 "
紘,「没有」
我断然回答。
;name "优 子"
优 子,「还真是迅速的回答呢」
;name " 紘 "
紘,「即使装模作样答案也不会改变嘛」
;name " 紘 "
紘,「没有想呆在一起的人之类,就是因为没有,才会一个人在这里」
;name "优 子"
优 子,「那样没关系吗?」
;name " 紘 "
紘,「又没什么困扰的地方」
我也并不是说孤身一人更好。
即便如此,也确实没有积极的想过想要和谁在一起。
也并不是寂寞或者无聊什么的——
只是,不知为何有些静不下来。
我会到这里来的理由仅此而已,并没有特别期望着什么。
;name " 紘 "
紘,「和你不一样哦」
;(ここだけ、サイドフェードにしていくか?後は通常フェードでも)
我转身想要离开。
;name "优 子"
优 子,「咦,你要去哪?」
;name " 紘 "
紘,「回去,我在这里也无事可做,而且冷死了」
;name "优 子"
优 子,「再稍微陪陪我不行吗」
;name " 紘 "
紘,「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再会」
虽然估计不会再见面了吧。
;name "优 子"
优 子,「啊,请稍待一下」
;(振り向かせ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さらにこの差分で、优子が画面外に出ているものも用意してもらう?)
正要起步离开时,又被她从背后叫住。
;name " 紘 "
紘,「嗯?」
;name "优 子"
优 子,「有一句话忘记说了呢」
;name " 紘 "
紘,「……什么」
雨宫优子扬起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40で?さらにここ、メッセージウインドウを消して、音声のみで演出?)
;name "优 子"
优 子,「圣诞快乐」
;(場面転換のさせ方、フェードのスピードなどは要考察のこと)
;■みやこ主観
;■背景:火村の家の前(冬、20時30分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会不会下雪呢——
忽然,这个念头闪入我的脑海。
觉得如果下一场雪的话,今年的圣诞节就可以在残留在回忆中。
难得的圣诞节,下雪这种程度的事件赠送一下也没什么吧?
我心中如此这般地想着。
虽然一个人看雪的话,也根本毫无浪漫可言。
走在街上的大家看起来好幸福啊。
分明不可能所有人都幸福的。
可能是我的偏见吧,也许只是大家都认为自己很幸福,而在不断欺骗着自己。
大家,都在拼命的骗着自己——
连身边的事都忘记了关心。
就算我哭,大家也只会从我身边走过而已。
;name "宫 子"
宫 子,「嘛,虽然我倒是没哭」
;(主観、みやこに移りつつも、名前は?が指定されているが、問題はないのか?)
;(と@の使い方はよく研究しておくこと)
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街市的喧嚣,回过神来已经到了这里。
寥无人烟呢……。
;name "宫 子"
宫 子,「呼—」
喝者刚丛自动贩卖机买来的热热的灌装咖啡,轻叹了一口气。
加入了大量牛奶的砂糖的咖啡,又甜又暖真是至高的享受。
虽然很好喝,却又有些空虚。
;name "宫 子"
宫 子,「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我看了一眼手表。
虽然这附近治安也不是很差,但毕竟也不是适合一个女孩子孤身瞎转的时间段了。
;name "宫 子"
宫 子,「真不知是为了什么才跑出来的……」
我叹了一口气,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把它丢进了近处的垃圾箱。
;name "宫 子"
宫 子,「好!回去吧!」
呜呜呜呜……
;name "宫 子"
宫 子,「嗯?」
低沉的引擎声从远处渐渐接近。
带发动机的机车吗?
这么冷的天还骑摩托车上街,还真是有毅力呢。
慢慢地,摩托车的灯光越来越近。
…………唉?
怎么似乎笔直地朝这边——
哇,好耀眼。
就在我眯起眼睛的同时。
;■画面白、揺れも加味
;name "宫 子"
宫 子,「呀!」
刚感觉到肩膀突然受到的冲击时,我就已经躺倒在地面了。
;(目ではなくカメラを動かした錯覚を利用した手法……まあ1カットなのでそれほど問題はないはず)
;name "宫 子"
宫 子,「好疼……怎么回事?」
;■通常背景
抬起头来,摩托车已经开至前方数十米之外了。
;name "宫 子"
宫 子,「干什么嘛,真是的—」
似乎也并不是被摩托车给撞了。
仅仅是臀部碰到而已,别的地方倒不觉得疼。
;name "宫 子"
宫 子,「咦,啊啊——————!」
;name "宫 子"
宫 子,「不见了!我的提包!」
本来应该是在肩膀上挎着的提包不见了。
我迅速的站起来,观察四周的情况。
昏暗的街灯照耀下的地面上,并没有那只眼熟的提包。
难道,难道是刚才的摩托车……。
;name "宫 子"
宫 子,「小偷!!」
;(白を挿まなくても良いか?シネマから通常ウインドウに移行する時のパネル0の置き方はよく研究しておくこと)
;■シーン転換
;■背景:教会前(冬、20時30分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小偷!!」
;name " 紘 "
紘,「……啊嗯?」
正准备骑上自己停在教会旁的自行车时,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name " 紘 "
紘,「小偷?」
正想着就在刚刚,才有辆摩托车以疯狂的速度行驶了过去,现在又来了什么小偷?
还真是骚乱的夜晚呢……。
???,「站住—!」
一个女孩子从道路那边啪嗒啪嗒地跑了过来。
即使是在夜路上也可以清楚察觉到,那个女孩子非常的慌忙。
;name " 紘 "
紘,「…………」
;(スクリーンはかけてません。値は仮のものです)
;(ここから、立ち絵初使用。後ろのモブを消して、前に来た感じをスムーズに構築。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
???,「啊,喂喂,那边的人!」
唔哇,跟我搭话了吗。
;name " 紘 "
紘,「怎么?」
保持警戒状态,总之还是回应了一声。
;(同じポーズ、同じ表情で、中距離立ち絵を)
???,「有没看到一辆摩托车!?」
;name " 紘 "
紘,「看是看到了」
???,「知道往哪边走了吗!?」
;name " 紘 "
紘,「……那边」
我指了指摩托车开走的方向。
???,「谢了!啊,这个借用下!」
;name " 紘 "
紘,「哈?」
;(今回はトラジションを、立ち絵でもきちんと置くようにしています)
;(ポーズは変えて、右寄りに立ち絵は配置?)
???,「拦路抢劫啊!我重要的提包,被那人偷了啊!」
话音未落,这个陌生女人已经跨上了我的爱车,消失在冬夜的夜幕里了……。
;name " 紘 "
紘,「喂,给我等等啊」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被人拦路抢劫了……
然你这不就是一自行车强盗吗!
我边发着牢骚,边大步追了上去。
;■シーン転換
;■背景:十字路(冬、21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name " 紘 "
紘,「…………」
;name " 紘 "
紘,「………………」
;☆(↑向井が三点一行追加)
;(ここの3点リーダー、4クリックぐらいのばせるといいかも)
;name " 紘 "
紘,「……………………」
在道路上发现惨目忍睹的爱车倒在地上时,是10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貌似摔法十分之华丽,连车把手和骨架都扭曲变形了。
看着咯啦咯啦空转着的车轮,我都有些想哭了。
;name " 紘 "
紘,「我该怎么办好ORZ」
;★イベントCG 道路に寝転がるみやこ
在自行车的旁边,还有一位在道路中间摆着大字一动不动的女孩子。
虽然我个人很想先确认一下我爱车的状况,但作为一个有良识的人还是得先考虑怎么处理这个女孩子……。
;☆(紘の位置、注意して。モブを作ってもらう?)
;name " 紘 "
紘,「我也算是,为人子女嘛」
这女孩,还真是一动不动哎。
乍看之下似乎没有什么外伤,可能是撞到头了吧。
若真是死了还的确有些棘手,但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首先冻死是必然的吧。
;name " 紘 "
紘,「喂,我说你,还活着吗?」
…………。
完全没有反应。
;☆(仮に挿んでます)
轻轻的摇了摇她的肩膀,试着拍了拍脸颊,都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
;name " 紘 "
紘,「糟了,难道真的成佛了么……」
;name " 紘 "
紘,「没办法了」
;■通常背景
我取出手机,拨了119。
噜噜噜噜噜……
;(ガチャ……とかいう音でも入れるか?つーか携帯でガチャ(リ)はないか……。それでも携帯で相手が出た時の音……実際はどうなのかをきちんと調べておくこと)
;name "消 防"
消 防,『这里是消防119,请问是火灾?还是急救?』
;name " 紘 "
紘,「啊…这里有位伤者,好像是骑自行车时摔倒了,现在一动也不动了」
;name "消 防"
消 防,『请问是在哪里?』
;name " 紘 "
紘,「嗯,记得这里确实是……」
…………
……
;name " 紘 "
紘,「……总之,这样就行了吧」
;(携帯をポケットにしまう……つまりev01_005b01の続行ができないということなので考えておくこと)
;(背景ぼかして…まあ逆もありうるが、紘立ち絵後ろ向きを配置というのも有りかもしれん)
通话完,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name " 紘 "
紘,「该不会,等下救护车来了,我也得陪着一起吧」
最根本的问题,这个人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イベントCG 道路に寝転がるみやこ
总之,在救护车来之前先确认一下生死吧。
看起来是完全失去了意识,呼吸方面怎么样呢。
;(このCGはもう少し前で表示させて、ここからは切り出しを使ったCGで演出していくか?)
我试着把耳朵凑向女孩的鼻子附近。
;name " 紘 "
紘,「听不太明白呢」
;name " 紘 "
紘,「…………嗯?」
在近处看她脸庞才刚刚注意到。
这个女孩子,可爱的有点过分了吧?
如果不是这种紧急状态,实在是想取出素描薄个画上一张。
呀,反正现在我也没什么事做,画张素描似乎也不错……。
身上背着的背包里一直都有放着铅笔和素描薄。
OK,万事俱备。
总之,再认真的观察一下脸庞吧……。
——睁开。
;name " 紘 "
紘,「唔哇!」
正当我接近到几乎可以数清她有几根睫毛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
;name " 紘 "
紘,「啊,不是这样的……」
什么不是这样啊,我辩解什么呢。
;(#say ,「2、3度まばたき」
???,「……咦」
;■ここから通常背景
那女孩子眨了眨两三下眼睛之后,忽地站了起来。
???,「呃嗯,我……在干什么呢?」
;name " 紘 "
紘,「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没招来什么奇怪的误解,我安下心来。
那女孩子东张西望的看了下四周,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坏掉的自行车上。
;☆(ここから無音が続くので、さすがにここは激しいBGMでもかける?)
;(中距離を使うこと)
???,「…………啊我想起来了!」
;☆(BGMはとりあえず入れてみています)
;(位置は正式立ち絵が来てから、座標を調整)
;(ここキャラを消すか、後ろ向きの立ち絵はさむか?)
才说完,她突然便跑了起来。
;name " 紘 "
紘,「等,等一下!」
;☆(目パチさせてませんが、ここはわざとで)
我慌忙拉住了她的手。
???,「……要调戏我等会再说!」
;name " 紘 "
紘,「谁要调戏你了!」
再说也不是什么先后的问题吧。
???,「我,现在很急的啦」
似乎是的确觉得很为难的口气。
;name " 紘 "
紘,「你白痴啊,到刚才为止还处于昏迷状态的人想干什么啊你?」
???,「我的提包被偷了,所以不会追不行的啊」
;name " 紘 "
紘,「这句话刚才才听过了,但是,比起包来命更重要的吧」
???,「呜~嗯……比较微妙」
喂喂,大小姐,那不是你该烦恼的重点吧。
;name " 紘 "
紘,「总而言之,给我老实呆着就好」
;name " 紘 "
紘,「而且,我已经叫过救护车了,你如果不呆在这的话我会有麻烦的」
她的表情有些困惑、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仮)
???,「但是我又没拜托你去叫救护车吖,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吧……?」
;name " 紘 "
紘,「我要是只考虑自己的问题的话,伤员什么的一开始就无视掉了!」
???,「呜哇,你这冷酷无情的禽兽」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仮)
;name " 紘 "
紘,「就是因为不冷酷无情我才叫了救护车吧」
???,「啊,原来如此,这是盲点嗯……」
;name " 紘 "
紘,「……你能明白我好高兴」
我无力的说道。
我真的有点累了。
???,「虽然我明白……但果然还是不行」
我很明确的把话说绝,然后啪的甩掉了我抓住她的手。
;(ここから立ち絵で構築)
???,「提包里放着钱包还是手机,单说那个提包就是很贵的东西呢」
???,「任凭重要的东西被人偷走,我才不要呢」
???,「我绝对不放弃,无论如何都要抓住那家伙!」
这次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她就已经跑开了。
那女孩子不会真的是白痴吧。
再说了,犯人是开着摩托车逃掉的,早就逃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はるおと』からの流用です。保留)
哔~嘭~哔~嘭~哔~嘭~。
;name " 紘 "
紘,「糟糕」
总觉得,情况好像变得非常之麻烦了。
救护车到达这里的话,我就不得不从头开始把事情原委解释清楚。
我明明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非得受到这样的待遇……。
不过说起来。
我个女孩子,放着不关不会有事吧。
她不是在追逐中摔倒过么?
就算她运气好找到了犯人,也不见的能取回提包。
再怎么看那女孩子都不象很有力气的类型。
最坏的情况下,说不定会被反咬一口……。
;name " 紘 "
紘,「啧—」
;name " 紘 "
紘,「糟糕的一夜啊,真是的」
;(曲は着歌と仮定して、ダミーのものです。ループはさせてません)
哔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
;name " 紘 "
紘,「嗯」
正准备开始跑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name " 紘 "
紘,「啊,糟了」
;name " 紘 "
紘,「……果然是那家伙啊……」
;(効果音を瞬間的に止める場合はfを置くこと忘れずに)
;(挿入位置、注意)
心情稍微有些紧张,我边跑边取出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ここからまだ来てませんが、イベントCGあります。歩きながら……なので、前の場所から移動した背景を?)
;name " 紘 "
紘,「喂」
???,『喂!?』
;(ケツが二重鍵括弧になってない。注意されたし)
;(さらに妹から…じゃないのか?笑、まあ知り合いからの電話だが、【?】で表記させていいのか?)
;(表情、注意)
;name " 紘 "
紘,「喂,我是广野」
???,『不是什么“喂”吧! 哥哥,你现在在哪里!?』
不用说那么大声也听的到的啦喂。
;name " 紘 "
紘,「哪里啊……某个地方……」
???,〖说了等于没说吧!虽然我不希望这么想,但你该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吧』
;name " 紘 "
紘,「没忘记啊,只是放置不管了而已」
???,『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稍微知错一下不好么!』
;name " 紘 "
紘,「因为没有能穿去参加城堡里舞会的礼服嘛」
???,『你是白雪公主吗!』
;(二重鍵括弧になってない、注意されたし)
唉我说,那是灰姑娘吧。
???,『再说又不是什么舞会,是圣诞节聚会!』
哎呀,有点糟了啊……。
差不多真要把她惹火了。
;name " 紘 "
紘,「其实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由于后果实在可怕,现在暂且先把话题岔开。
???,『……突然来了紧急工作么?』
;name " 紘 "
紘,「不,怎么说呢——」
从远处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糟了,说不定是救护队员们。
;.message#say 3740#say 紘 #say #say ,「景、取り込んでるからまた今度な」
;name " 紘 "
紘,「有事下次再说吧」
???,『什么叫下次再说啊喂,给我等下!』
; 景であることは後にわかるので、主人公の台詞をいじりました nbkz)
;(↓効果音?ぷちっ……という音ではありませんが)
;■御影チェック
;■ 電話を切った際は、それにあわせてボイスが止まるように修正します。
;■ 切ったはずなのにボイスがあると変だ。
;■ ただし、一部例外はもうけます(途中で切れるのが逆におかしな場合)。
;(主人公のいる場所、注意)
嘟。
我什么都没回答就切断了通话,然后收起手机。
;name " 紘 "
紘,「好吧,接下来……」
不快一点的话,就要被救护队员们逮个正着了。
真是的,圣诞节之类的真是没件好事。
;■黒バック
;■海辺の道
;(海の音を小さくして鳴らすか?)
;(灯台の光、回したいな……)
;(モブの立ち位置と微妙にかぶって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真的,一点好事都没有。
正以为不可能再相见的时候……。
???,「咦,跟过来了吗?不行的哟,就算跟着我也不会养你的啦」
;name " 紘 "
紘,「……我是得过饲料的小狗吗?」
;■#say #say あの子は、事故現場から100メートルほど離れた路上にぽつんと立っていた。
那个女孩,孤零零地站在距离事故现在数百米外的道路上。
;name " 紘 "
紘,「再说我也并非跟着你,仅仅是在躲避救护车而已,说明事情经过实在麻烦」
???,「这样么,真无聊哼」
我还非得让这女孩高兴不可么……?
;■背景:砂浜(冬、21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SE:波の音
;☆(『AT』からの流用です。これも保留。つーか、鳥の鳴き声が微妙に入ってるね。まあ、いいんかな、、、夜だけど)
???,「啊哈,夜里的大海,真是容易让人静下心来呢」
;name " 紘 "
紘,「你在那感慨什么啊你」
我和不知身份的少女,站在夜晚的海滨。
如果要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
那之后,女孩晃晃悠悠步履蹒跚地走开了——
我也莫名地跟在她的身后——于是,现在就在这里了。
我究竟是在做什么啊。
分明没有追着这个女孩子的必要。
;name " 紘 "
紘,「对了,我说你,不是说绝不放弃的吗?」
???,「跑久了觉得累了啦,啊,已经无所谓了嗯」
大小姐,您刚才的气势哪去了。
???,「里面也没多少现金,银行卡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手机里也只有自己家跟奶奶家的号码而已……」
???,「那个提包虽然很贵,但也用了蛮久了,差不多该到换掉的时候了,正好正好哼」
???,「所以,无所谓了嗯」
;name " 紘 "
紘,「跟刚才说的完全不一样……」
真让人受不了。
;(立ちupをここから使用。背景については保留。専用のがある?月の光にも注意。画面向かって左から差し込んでいると思うので、好都合に加工してもらう?その場合は背景も加工。とりあえず通常立ち絵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
;(通常立ち絵でこのポーズなら、ここは左寄りに?)
她倒是好像真的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转过头去看着墨色的夜海,呆呆的站在那里。
???,「啊,对了」
;name " 紘 "
紘,「嗯?」
???,「刚才就很在意了……你…是谁?」
;name " 紘 "
紘,「就算你这么问……」
???,「名字呢?」
;name " 紘 "
紘,「…………广野紘」
;(名前にルビ必要?主人公には声ないので)
我也觉得无所谓了就回答了她的问题。
;☆(06ポーズと05ポーズ、420から410に座標を変更しました。気をつけされたし)
;(ここだけ、みやこ立ち絵06と05は座標を400から微妙にずらしてます)
???,「唔~嗯,稍稍有些奇怪的名字呢」
;(表情注意)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4140#say miy-100_01-0093#say @みやこ#say #say ,「あたしはね、宮村みやこ」
;name "宫 子"
宫 子,「我叫宫村宫子」
;(名前をヒラく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ここから?)
;name " 紘 "
紘,「你也不是奇怪的名字吗」
;name "宫 子"
宫 子,「是吗?」
;(名前をヒラく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好像是唉」
她——宫村宫子自顾自的认同起来,不断的点着头。
眼前是静静的摇拽着波浪的海。
身旁是可爱的无以形容的女孩子。
而且是…圣诞节的夜晚。
这虽然是我人生至此以来都未曾发生过的,富有戏剧性的情景,但是心却没有一丝浮动的感觉。
反倒是,肉体和精神都已经到了疲劳的极限。
;n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有些不明白,广野君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name " 紘 "
紘,「为什么……那是因为……哦对了!」
我突然想了起来。
由于这家伙的原因而挂掉的我的爱车。
;name " 紘 "
紘,「你要怎么赔啊,我的自行车!」
;name "宫 子"
宫 子,「字型车?」
宫村宫子显得很疑惑的样子。
这该死的女人……已经忘了啊。
;name " 紘 "
紘,「被你骑走,然后在一系列壮举之后被撞坏的我的自行车啊!」
;name "宫 子"
宫 子,「……哦喔」
宫村啪地敲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
;name " 紘 "
紘,「“哦喔”你个头啊,那已经是损坏到无法修好的程度了,大概」
;n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那辆自行车,怎么办了?」
;name " 紘 "
紘,「那个么——」
啊。
糟了。
从救护车那逃走的时候忘在那里了……。
;name "宫 子"
宫 子,「老实去回收回来比较好哦,那样的东西,放在路中央的话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name " 紘 "
紘,「啊啊,是啊,是这么回事,但你没什么资格说吧」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说的也是呢」
宫村开朗的笑者说道。
对我来说可一点都不好笑啊。
那辆自行车可绝对不是什么便宜货啊。
;name " 紘 "
紘,「我说啊……」
;(ここは覗き込むように……はしてないな。指定とのズレ……だな。とりあえずスルー)
;n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说,生气了?」
回过神来,发现宫村正偷偷盯着我的脸。
;name " 紘 "
紘,「倒也不是生气……」
;name "宫 子"
宫 子,「呜~嗯」
宫村宫子她,抱着胳膊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便突然低下了头。
;name "宫 子"
宫 子,「对不起」
我用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态度…真挚的眼神望着我。
;name "宫 子"
宫 子,「是很重要的东西吧?真的对不起呢」
什么啊,这突然之间的态度转变。
;name " 紘 "
紘,「……算了啦」
;name "宫 子"
宫 子,「能原谅我吗?」
宫村立刻喜形与色高兴的说道。
感情说变就变啊,这家伙。
;name " 紘 "
紘,「当然还是要你赔的」
;name "宫 子"
宫 子,「哎~」
就算你发出不满的声音,这点我也不会让步。
;name " 紘 "
紘,「那是当然的吧」
;name "宫 子"
宫 子,「我觉得啊……对待一个刚被偷掉钱包,身无分文的女孩子这样不太~好吧」
;name " 紘 "
紘,「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吧」
;(#say ,「小首を傾げ」
;name "宫 子"
宫 子,「呃嗯,我发财之后再还好吗?」
她歪着脑袋,眼睛向上瞟着我看。
哼哼,我可不会被这种程度的装可爱给混过去的。
;name " 紘 "
紘,「你的将来也配用来当担保的么」
;name "宫 子"
宫 子,「好过分……」
;name " 紘 "
紘,「我也没让你现在赔啊,给我一个联系方法就好」
;name "宫 子"
宫 子,「呜~知道了啦……」
;n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不要打骚扰电话,也不要在网上公布说『这是可爱女孩子的电话哟!』之类的哦?」
;name " 紘 "
紘,「谁会做那种事情啊!」
另外,虽说是事实,也不要自己说自己可爱好吧。
;name "宫 子"
宫 子,「世态炎凉,防人之心不可无哟」
;name " 紘 "
紘,「你这疑心病才可怕吧」
因为宫村她的手机已经被偷掉了,就把她家的电话记录到了手机上。
;name " 紘 "
紘,「好了嗯……那么,之后再联络」
;name "宫 子"
宫 子,「好~吧……」
;name " 紘 "
紘,「别发出那么遗憾的声音嘛,那么,我差不多该走了」
;name "宫 子"
宫 子,「我实在累了,还一点都不想动啊~~」
那就是说,想让我再这再多陪她一会吗。
;name " 紘 "
紘,「我可没有那么多火星闲时间……」
;name "宫 子"
宫 子,「好久没有这样活动过身体了,明天估计会肌肉痛嗯」
无视我么,这个死女人。
但是等等?
因为本人过分泰然自若我都忘了,肌肉痛之类的暂且不论……。
;name " 紘 "
紘,「你没事吧?」
;(表情はc03で?)
;(この表情は↓の台詞で)
;name "宫 子"
宫 子,「唉?什么?」
;name " 紘 "
紘,「身体状况啊,没有哪里痛,或者呕吐感什么的?」
;name "宫 子"
宫 子,「没啊,完全没」
真的假的。
刚才那里可是完全失去了意识啊。
;name " 紘 "
紘,「可能是仅仅症状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name "宫 子"
宫 子,「这么一说的话,臀部好像稍稍还有些痛……」
;name " 紘 "
紘,「屁股怎样都好啦」
;name "宫 子"
宫 子,「不好啦」
宫村她虽然笑着,但真的没问题吗。
我开始认真担心起来。
;name "宫 子"
宫 子,「没事的啦,别摆那么不安的表情出来」
;name " 紘 "
紘,「分明让人看见晕倒在路边的……」
虽说是刚刚才认识的女孩,但毕竟象这样聊过天,要是让她死了还是会让人睡不好觉的。
;name "宫 子"
宫 子,「我没晕倒过啊」
;name " 紘 "
紘,「分明意识都没了还说!」
;n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吧~我完全没印象唉」
宫村她摆出一副意外的表情。
;name " 紘 "
紘,「这个嘛,都失去意识了还怎么可能有记忆嘛」
;name "宫 子"
宫 子,「啊、说的也是」
不得不一点一点细细说明到这种地步吗。
真是麻烦的女人啊。
再说,我要陪这家伙到几时啊。
;n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
淡淡的月色下,她轻轻的笑了起来。
海面吹来的凉风扬起着她的秀发,挲啦啦的摇拽着。
;(ここからまだ来てませんが、イベントCGあります)
她伸手按住被拂起的长发,缓缓的张开那两片粉色的嘴唇。
;name "宫 子"
宫 子,「谢谢你」
;name " 紘 "
紘,「……什么啊」
;name "宫 子"
宫 子,「谢谢你担心我呢,谢谢你」
;name " 紘 "
紘,「说什么呢你」
我转过脸去。
不太喜欢别人向自己道谢。
;n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真是体贴的人呢」
;name " 紘 "
紘,「吵死了」
;name "宫 子"
宫 子,「别害羞嘛,别害羞嘛」
宫村她一边很熟地样子拍着我的肩膀一边说。
可恶,这莫名的失败感是怎么回事啊喂。
;(ここ、01表情で?)
;name "宫 子"
,「看在你这份体贴的面子上我就原谅你吧」
;name " 紘 "
紘,「原谅?」
;name "宫 子"
宫 子,「对失去意识的我作了这样那样猥琐的事情吧?」
;name " 紘 "
紘,「没!作!」
而且别用“猥琐”那样生动的词汇好么。
;(表情、ここ要考察)
;n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啊,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某人离我很近很近很近哟」
;name " 紘 "
紘,「那只是……只是确认一下你还有没有气而已啦」
虽然稍微说了点假话。
;name "宫 子"
宫 子,「没有亲我,或者摸摸女孩子难以启齿的地方之类的吗?」
;name " 紘 "
紘,「没!有!」
;name "宫 子"
宫 子,「……原来你喜欢男人的吗?」
;name " 紘 "
紘,「那!也!不!对!」
啊啊,真让人不爽啊。
;name "宫 子"
宫 子,「我难道就那么,就那么没有魅力吗?」
;name " 紘 "
紘,「我说啊……」
你就没有那是因为我是绅士的想法吗。
;name " 紘 "
紘,「我说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啊……,怪女人2号」
我恢复情绪后嘟囔道。
;name "宫 子"
宫 子,「有1号吗?」
;name " 紘 "
紘,「算是吧」
;(挿入位置、注意)
教会里遇到的雨宫优子也好,这个宫村宫子也好,今夜好像月奇妙的女孩子特别有缘。
用雨宫优子的话说,今夜似乎是特别的夜晚……。
啊啊啊我不需要什么特别啊,还我一个平静安详的夜晚吧。
;(文章と全く違う着信音ですが、保留。ちなみに競合していたのでSE2に配置がえ)
叮☆
;name " 紘 "
紘,「哦」
听到大衣口袋内手机的短信提示音。
估计,又是那家伙吧……。
我拿出手机,看向液晶画面。
;name " 紘 "
紘,「…………」
『逃掉圣诞聚会,跑到哪儿溜达去了,笨蛋!去死吧!!』
;(↑上記文は向井が追加。名前ラベルはとるか?名前ラベルつけたまま改行はできんかったんだっけ?ここでは使わなくても調べておくこと)
显示出的是从预料之中的那个人,发来的预料之中的内容。
;name "宫 子"
宫 子,「唔嗯、『逃掉圣诞聚会,跑到哪儿溜达去了,笨蛋!去死吧!!』啊。真严厉唉」
;name " 紘 "
紘,「喂,别看啊」
不知什么时候宫村走近过来,偷看着我的手机画面。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对不起,一不小心就…」
;name " 紘 "
紘,「什么叫不小心啊,真是的……」
;(こっから立ち絵)
我一边与毫无防备的凑过来的宫村拉开距离,一边合起了手机。
;name "宫 子"
宫 子,「刚才的就是『怪女人1号』吗?」
;name " 紘 "
紘,「不是,怎么说呢,仅仅是认识的人而已」
;name "宫 子"
宫 子,「女朋友?」
;name " 紘 "
紘,「我说你,听人说话啊喂」
;name "宫 子"
宫 子,「HONEY?」
;name " 紘 "
紘,「不是一样的吗!」
我分明说了仅仅是认识的人吧。
;n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
;name " 紘 "
紘,「啊嗯?」
;n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也有这样担心你的人在呢」
;name " 紘 "
紘,「去死吧,这个的台词我觉得无论怎么解释也没有担心我的意思吧……」
短信的发送者——新藤景虽然估计不是真的想让我去死,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真发起火来的景比负伤的野兽还要可怕,暂不见她为妙。
;(05d05の目つむりを?)
;n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不是这样的哦」
;name " 紘 "
紘,「不是这样?」
;name "宫 子"
宫 子,「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能互相说“去死吧”这样的话的这种直率关心很令人羡慕」
;name " 紘 "
紘,「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不明白无无所谓啊,其实我也不太明白呢」
宫村宫子说着——轻轻的笑了起来。
稍微的有着寂寞的表情。
为什么她会浮出那样的表情呢——
忽然好像想要知道缘由,又好像不想知道。
但一定…没有知道的必要吧。
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この表情は下で、ここは別表情で?)
;name "宫 子"
宫 子,「不回短信没问题吗?」
;name " 紘 "
紘,「这种时候不该愚蠢的去刺激对方,等着对方忘掉这件事才是最好的」
;name "宫 子"
宫 子,「真软弱呢」
;(目つむりを?)
宫村宫子用很有兴趣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然后“呼~”的大叹了一口气。
;name "宫 子"
宫 子,「差不多该走了呢」
;name " 紘 "
紘,「是么」
;name "宫 子"
宫 子,「总之,说下拜拜吧」
;name " 紘 "
紘,「啊啊,对了,你还是去下医院的好」
;n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会考虑的」
;(ここでCG切り替える?)
宫村她事不关己般的说完,迈出了步子。
我也正想着跟在她的后面开始走的时候——
她突然站住不动了。
;(効果音を止めるのをここまで引っ張ってますが、もちろん仮です。音楽の有無によっては、もっと前で止める可能性もあります)
;name "宫 子"
宫 子,「啊……」
;name " 紘 "
紘,「?」
;name "宫 子"
宫 子,「雪唉!雪!——」
;name " 紘 "
紘,「哎?」
;(とりあえず、夜空はさんでますが、保留。雪を降らせる場合は、一点から降らせるように)
我抬头望向天空。
;★イベントCG 雪降る浜辺で踊ってるみやこ
那阴云密布的夜空,不知何时开始有一片片雪如花飘落。
;(10だと微妙なので20に戻す。もっと遅くしてもいいのかも)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好漂亮」
宫村宫子一边快乐的笑着,一边看着那如舞动般飘下的雪花。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哈哈」
看起来真的很高兴的样子。
不断发出天真烂漫的笑声。
转着圈子,好像跳舞一般跟落下的雪花玩耍着。
;name "宫 子"
宫 子,「白色…圣诞节呢……」
;name " 紘 "
紘,「无所谓的东西啦」
嗯,无所谓的东西。
雪不过是单纯的自然现象罢了。
为什么这家伙会这么高兴的跳起来。
我个人完全是什么都——什么都感觉不到。
;(カメラを雪降る空に向かせるか?)
;name "宫 子"
宫 子,「不觉得很美妙吗?这样的」
她背向着我,张口问道。
;(顔を横に向かせる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name " 紘 "
紘,「不觉得」
;n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能和一个互通心意的人一起看雪就好了啊……」
;name " 紘 "
紘,「真抱歉,让你扫兴了」
;name "宫 子"
宫 子,「嘛,只是有个人陪着也挺好了啦,一个人的白色圣诞节只会感觉到寂寞而已呢」
这家伙,是在安慰自己吧。
虽然这么想,但并没有说出来。
宫村要一个沉侵在浪漫的气氛里是她的事,我也没必要特意去给她泼盆冷水。
;n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广野君」
;name " 紘 "
紘,「怎么了」
;name "宫 子"
宫 子,「仔细想来,我家的钥匙也放到那个提包里去了」
;name " 紘 "
紘,「……所以?」
啊,不好的预感。
;name "宫 子"
宫 子,「我的家呢,现在没有人在。所以呢,至少今天晚上不得不在外面过夜了呢」
;name " 紘 "
紘,「看来是这么回事」
;name "宫 子"
宫 子,「你想啊,让一个女孩子独守至黎明的话不会有各种各样的危险吗」
;name " 紘 "
紘,「你不会想说让我陪着吧?」
;name "宫 子"
宫 子,「没听过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么,来,走吧」
宫村宫子她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
;.message#say 6390#say 紘 #say #say ,「…………」
;.message#say 6400#say #say #say どうやら今年のクリスマスはまだまだ終わってくれないらしい。
;.message#say 6410#say #say #say そんな確かな予感とともに、俺は一歩を踏み出した——
;体験版の場合、ここでムービーを再生して終了。
;TG版の場合、発売日表記をして終了。
#title 第一章_day1
;■<1章:1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7時(朝
;■    広野紘<嚱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御影チェック
;■ ねぼけ状態で聞こえている景の声が2ファイルあります。
;■ 位置に関しては、適宜調整を。
听到远远的声音。
谁和谁在吵嚷的声音。
用什么东西敲打着的声音。
……闭嘴。
吵死了。
去别的地方闹去。
???,「不是说了要你给我起来!」
咚!
;name " 紘 "
紘,「…………好…痛……」
头部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不是真的破掉了吧?
;name " 紘 "
紘,「刚才的一击是什么……用的拳头还是脚……?」
;(このCGでしゃべらせる場合は、目パチ?口パクに注意。次の台詞でこのCGを?)
???,「脚后跟哟」
;name " 紘 "
紘,「我说怎么一瞬间有如此大的伤害……」
而且,这家伙虽说没有练习什么格斗技,但攻击力却日益见长。
啊啊,真可怕。
;(ここ、目をつむらせて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醒了?」
;name " 紘 "
紘,「……醒了」
;(コンテではここよりもう少し前でこのCG指定になってます)
???,「真是的……都说了对身体不好,不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别人的话,完全听不进去呢」
那个穿着制服俯视着我的少女——新藤景无奈的说。
;(挿入位置、注意のこと)
我凝起眼睛望向时钟,有些愕然。
;name " 紘 "
紘,「……不是才7点嘛」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腰に手をやる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有什么问题吗?」
冰冷的声音可吓不倒我。
;name " 紘 "
紘,「我过6点才睡的啊……」
;name " 景 "
景,「那是你自己的事吧,是你在那样的时间还醒着的错」
;name " 紘 "
紘,「如果能考虑下我的立场,我会感谢你的……」
;name " 景 "
景,「工作也算了,哥哥的本业是学生,认真点啊」
这个高姿态的女生叫做新藤景。
是租给我房住的房东的孙女,比我要小1岁。
虽然叫我哥哥,但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完全的外人。
只是从小就认识而已。
主要是,称呼认识的中年男子为『伯伯』的同时,偶尔就对年龄相近的我叫起了『哥哥』。
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但即使你对这个称呼有意见,景也不是你说了就会听的类型。
反正能区别开,无所谓。
;(ここにぶちこんでますが、変なようなら再考のこと)
;name " 景 "
景,「你要趴在桌子上到几时呢,快去洗脸了啦,记得也要刷牙哦」
;name " 紘 "
紘,「…………」
最开始是兄妹那样的关系,为什么现在像小狗跟饲主似的。
不过呢,小事情就别去介意了……。
;☆(a01はどこで使う?a01を使うことも考慮に。このCGへの切り替えにも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趁洗漱的时候给你作些早饭吧,肯定是什么都没吃吧?」
;name " 紘 "
紘,「啊—,不不,算了」
我慌忙摇头。
;name " 紘 "
紘,「肚子不是很饿」
;name " 景 "
景,「不好好吃早饭的话,再加上睡眠不足可是会晕倒的哦」
;name " 紘 "
紘,「吃坏肚子的话,不也不得不休息么」
;■笑顔
;name " 景 "
景,「哼哼哼……。只要脚可以动就可以去学校不是嘛」
景的眼瞳中浮现出危险的光彩。
;name " 紘 "
紘,「抱歉,请忘记我刚才说过的话吧」
我慌忙再次摇头。
景她在这方面令人绝望的笨,连削蔬菜皮都作不好。
说起这个,吃了连煎鸡蛋都不会做的人所做的饭的话,接下来的一天会如何——我十分清楚。
另外,不承认自己厨艺不行这点也让人头痛。
;name " 景 "
景,「哼,总有一天让你看看,绝对让你说出美味这两个字来」
;name " 紘 "
紘,「那自信是从哪来的……」
;name " 景 "
景,「这件事到底结束,不吃早饭的话,那就赶快去准备吧」
;name " 紘 "
紘,「是是」
我咚咚的点着头,叹了一口气。
;name " 紘 "
紘,「但是啊,今天是开学典礼而已,休息也无所谓嘛,截稿日已经近了,我现在可是大危机状态啊」
;name " 景 "
景,「危机危机,每个月不都是在喊危机么,危机什么啊你?」
;name " 紘 "
紘,「但事实如此我也没办法啊」
;name " 景 "
景,「我说啊,哥哥,你知道吗?」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景说道。
;name " 景 "
景,「哥哥,你的出勤日数现在很遭知道吗?3学期不取得全勤奖的话,不能升级的你知道吗?」
;name " 紘 "
紘,「那我当然知道……」
;name " 景 "
景,「又笨又不愿努力,没有毅力,在此之上,还不能不足出勤日数的话,就要被强迫再读一年2年生的啊」
;name " 紘 "
紘,「跟毅力没关吧……,说不定明年可以跟景同班啊」
;name " 景 "
景,「就是为了不这样,才警告你乖乖的去学校!」
景撩了一下前额的刘海,放弃似的的叹了口气。
;name " 景 "
景,「我也不是每天都有空来叫你,还有晨练要做的」
;name " 紘 "
紘,「那个我知道」
景所属篮球部,用本人的话说就是,虽然是1年级就已经以得分手的身份活跃在球场了。
因为身体小而灵巧,她有着很好的运动才能,估计那话是真的。
;name " 景 "
景,「最初的最重要哦,哥哥,今天逃课休息的话,以后就不用猜肯定天天逃课」
;name " 紘 "
紘,「怎么我好像跟讨厌去学校的撒娇小孩似的」
;name " 景 "
景,「本来不就像嘛」
完全不同好吧。
分明这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忙。
;name " 紘 "
紘,「啊啊,找个时间退学好了……」
;name " 景 "
景,「啊!?」
;(移行は通常フェードでもいいのかも)
口气瞬间豹变的景抓住我的胸口开始晃来晃去。
糟了,改变模式了。
;name " 景 "
景,「我说你,开什么玩笑!想看看血什么颜色么」
;name " 紘 "
紘,「景、景。注意用词,注意用词」
;name " 景 "
景,「啊!?」
景啪的松开了手。
故意咳嗽了两声,害羞的脸上浮起两朵红晕。
;name " 紘 "
紘,「我说你,那个瞬间切换的性格,想想办法啊喂」
;name " 景 "
景,「啊,一不小心……」
景一直参与体育类的活动,在前辈们各种各样的影响下,说话的性格都很男孩子气。
除此之外……。
;name " 景 "
景,「但,但是,这也是受哥哥的毒舌影响……从以前一直就被你的恶言熏陶,才变成这样的」
;name " 紘 "
紘,「又把错往别的人身上推」
;name " 景 "
景,「而且,刚才是哥哥的错啊,说什么要退学什么的」
;name " 紘 "
紘,「别当真啊,我只是说说看而已」
;name " 景 "
景,「这样的话就算了……」
;name " 紘 "
紘,「再说了,也轮不到景你生气吧」
我的话,让景轻轻咬起了嘴唇。
;name " 景 "
景,「我呢,比哥哥年纪要小啊」
;name " 紘 "
紘,「我知道啊」
为此原因才是高姿态满载的啊。
;name " 景 "
景,「就是现在能在同一学校内读书的时间也很少,所以,现在放弃的话……」
;name " 紘 "
紘,「……也就是说,就算我留级也好,只要能留在学校的就行了?」
;.shakeScreen#say R#say #say 宫 子???20
;(とりあえずシェイク入れてますが、変なようなら切ること。Zシェイクで?値にも注意のこと)
;(フェードの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016c01を使うことも考慮に。切り出しでも可)
;name " 景 "
景,「完全不是那回事!」
;name " 景 "
景,「……虽然比起退学要好很多啦」
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このカメラ位置の移動は留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够了啦,赶快去准备,等下把你拉也要拉到学校去!」
;name " 紘 "
紘,「了~解」
;(#say ,「立ち上がった」
毫无释然的感觉,我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说起来,一大清早的还真是能闹啊。
;■シーン転換
;■背景:通学路(冬、7時30分
;■    広野紘: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制服(冬?外出)
;(青空挿む予定ですが、青空がないので保留にしています)
;(とりあえず通学路挿んでます。通学路の背景はこれでいいか、さらにイベントCGの繋ぎで、カメラの移動などは不自然さがないようにきちんと行っておくこと)
在往学校去的路上,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景の表情、注意して)
;(オーバーレイは忘れないように。スクリーンはかける?はるおとで調べておくこと、顔アプの場合)
;(フェードはサイドで入ってますが、保留のこと)
;(ここから立ち絵、顔アプで横スクロールの予定ですが、これまた保留)
;(通学路の背景がありません。ファイルネームはnormal019で)
;name " 景 "
景,「哥哥,在开学典礼中可不要睡着哦」
在旁边走着的景微微的盯着我。
;name " 紘 "
紘,「我还没确认是否出席开学典礼呢」
;(顔は赤らんでいていいのか注意して)
;name " 景 "
景,「什~么?」
瞬间,从那边射来景尖锐的视线。
;name " 紘 "
紘,「说笑了啦……不过,要睡是必然的,学园长讲起话来长的要命,分明来老得活不了几年了」
;■呆れ
;name " 景 "
景,「真是的,又说这么失礼的话……」
;name " 紘 "
紘,「可这是事实啊」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name " 景 "
景,「真是的……但是,哥哥也稍微认真的考虑下某些问题如何?」
;name " 紘 "
紘,「什么?」
;name " 景 "
景,「学业和工作如何并存」
;name " 紘 "
紘,「真是困难的主题啊」
;(表情注意して)
;name " 景 "
景,「应该有考虑的价值吧?,对吧『新堂凪』先生」
;name " 紘 "
紘,「别那样叫我」
新堂凪——
那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
说笔名的话比较容易理解吧。
另外一提『新堂』是取了景的姓氏稍微作了下变更、而『凪』则是直接借用了我姐姐的名字。
;name " 景 "
景,「但是,说真的啊,认真考虑一下的好啊,不然各方面都很麻烦的吧?」
;name " 紘 "
紘,「那到也不至于……」
;name " 景 "
景,「工作之类,在当学生时不作也无所谓的吧?学校生活摆在眼前,有很多只有现在才能做的事情不是吗?」
;name " 紘 "
紘,「哈哈,青春可只有一次啊」
;name " 景 "
景,「我是在认真的谈问题!」
;name " 紘 "
紘,「说了不要那么快就生气……」
;name " 景 "
景,「不正是因为你在一再的糊弄我么!再这样的话,我就要爆料了哦!」
;name " 紘 "
紘,「爆料?爆成一块块的话,会被埋进山里的哦?」
;(この後に、この表情変化を?)
我的回答,让景把眼睛眯了一起。
;name " 景 "
景,「嘿,这样的应对态度吗……」
;name " 景 "
景,「广野紘外看,只是一个不良学生,但是,他的真身却是」
;.message#say 148#say ???kei-101_01-009#say 景 景 #say #say ,「少女漫画家だったので……モガッ!」
;name " 景 "
景,「竟然是少女漫画家——!」
;■御影チェック
我慌忙捂住景的嘴巴,望向四周。
幸好,周围毫无人影。
然后呼的放开了景。
;(ここからのカメラの移行、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呼啊!」
景的脸色直红到了耳根,然后还用袖子拼命擦着自己的嘴唇。
那种好像碰了脏东西的态度,稍微有点打击到我。
;(フェードの仕方には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真,真是的,突然之间你干吗嘛!」
;name " 紘 "
紘,「那是我的台词好吧,不是约好对谁都不说的吗」
到不是为自己是少女漫画家这点感到害羞,但也不是什么随便就好说出去的事情。
另外,编辑听说这少女漫画的作者是男人的时候,也说了最好别被人知道这样的话。
;name " 景 "
景,「是否保密要看哥哥你是否用心」
;name " 紘 "
紘,「我说,那不是约定是威胁了吧」
;name " 景 "
景,「……我倒也不是说让你停止连载,但也稍微认真去下学校吧」
虽然逃掉学校出勤我可能会留级,但如果原告不赶上的话,会对不起读者的。
责编的怒吼我也听怕了。
不得不工作优先啊、景。
;name " 紘 "
紘,「……嘛,我会考虑的」
我这样言不从心的说着。
;name " 景 "
景,「嗯,考虑下吧」
景点着头微笑起来。
;(↓ここ、歩きスクロール?その場合は、景がまた立ち止まるところで距離感を出すために中距離立ち絵を使うように)
虽然没表现出来,但也看的出步调轻快了不少。
虽然骗人不太好,这也是为了取得您的好心情,而且我也不能扔下工作不管。
;☆(ここ、a01表情で?)
;(ここ、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哥哥,年末和正月都会无休画画吗?」
;name " 紘 "
紘,「是啊……」
;name " 景 "
景,「完全不是人类的生活嘛,漫画家什么的,那个也好这个也好都是糟透了呢」
;name " 紘 "
紘,「也没必要说到这种地步吧……」
景好似最近,有些开始讨厌漫画这种东西了。
;name " 紘 "
紘,「我说你,最近看了我的漫画了吗?」
;name " 景 "
景,「那自然看了啊」
你傻瓜吗,景露出那样的神色。
;name " 紘 "
紘,「但是都没有听你说过什么感想」
;name " 景 "
景,「就算我不说,读者们也会来信的吧?」
;name " 紘 "
紘,「虽然来信也不算少……」
啊啊,真难过。
;(ここで視線そらしていいか注意。表情にも注意すること)
;name " 景 "
景,「另外……」
;name " 紘 "
紘,「另外?」
;name " 景 "
景,「感觉现在突然问我感想什么的……会害羞的」
;name " 紘 "
紘,「……是吗」
真的只是害羞就好了。
景她从很早以前起,就对我会画少女漫画这点从心底感到高兴。
对于尚未熟练的我的作品,景会用笨拙的却是她所能想到的所有语言予以赞美。
而像这样,对我工作开始抱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name " 景 "
景,「哥哥,你不是过度劳累了吧?本来身体就不怎样,再这样下去真会被带到医院去哦」
;name " 景 "
景,「最近的哥哥越来越可疑——」
嘭,景敲了一下自己的掌心。
;■御影チェック
;(このポーズに変える時は、前のポーズとの繋がりに注意して)
;name " 景 "
景,「啊!我想起来了!」
;name " 紘 "
紘,「怎…怎么了?突然…」
;name " 景 "
景,「圣诞节!」
景的食指突然指向了我。
;name " 紘 "
紘,「唉?」
『圣诞节』这个单词,让我稍微顿了一下。
发生了各种各样糟透事件的圣诞节,我现在仍记忆犹新。
;name " 景 "
景,「哥哥,难得我们聚会叫你却没有来!」
;name " 紘 "
紘,「什么嘛,这件事吗……。你现在提起来我也……」
说起来,景在寒假中一直忙与部团活动和家族旅行之类,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name " 景 "
景,「大家,都在等着哥哥你来啊!」
确实,景和她的数名朋友一起邀约了我参加圣诞聚会。
可是,那天却没去参加。
;name " 紘 "
紘,「在圣诞节等待人之类,不觉得很像电视剧片段吗」
;name " 景 "
景,「别说的那么轻巧!你自己也去等等看啊!」
;name " 紘 "
紘,「只有女性的聚会没错吧?那我怎么可能去参加嘛」
;name " 景 "
景,「但是,你不是说要来的吗」
景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瞪着我。
两周前的事情就别去挖坟了好吧。
;name " 紘 "
紘,「不对,我说的可是『能去的话就去』」
;name " 景 "
景,「那个跟『我去』一个意思!」
这是哪个世界的法则啊……。
明明是当时被景闹的不行了,随意应付了一下而已。
;name " 景 "
景,「总之,去向聚会的女孩子们道歉,我也对她们很抱歉呢」
;name " 紘 "
紘,「爽约的人是我,为什么你要抱歉」
;(別のポーズと表情で?)
;name " 景 "
景,「总之要道歉!啊,电话也好,去向瑞希道一个歉去」
;name " 紘 "
紘,「哎,要给羽山打电话么」
羽山瑞希是附属国中的学生,见面的机会很少。
但是,实话说我很不会应付那种活泼好动的女孩子啊……。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のこと)
;name " 景 "
景,「不是当然的吗,那孩子也在期待哥哥你来参加聚会呢」
;name " 紘 "
紘,「……知道了啦」
当然、我完全没有想要打电话的意思。
羽山脑袋没几根筋,肯定早就忘光这回事了。
应该,嗯,肯定是这样。
;■シーン転換
;■背景:学園?廊下(冬、8時
;■    広野紘:制服(冬)
;(時間指定は8時なので、朝背景でアタッチしています)
兹有、作为音羽学园2年纪学生、少女漫画家。
3年左右之前取得少女漫画杂志举办的比赛之新人奖。
数部短篇漫画被杂志收录之后,1年前取得连载机会,开始月刊连载。
作品的人气不高不低。
单行本尚未发行一册。
连载开始时搬出了家,在姓新藤的老爷爷所经营的公寓里租了房间开始一人生活。
每次都是卡着截稿日完成原稿,承受着学习和漫画两立的辛苦,但依然努力着。
以上就是我,广野紘的个人资料。
——就这样每日挣扎于生死线之间的我,现在正朝屋顶走去。
虽然距早晨的班会还稍有时间,但我可没有在教室里跟朋友闲聊的工夫。
而且,突然就在教室画的话,不知会遭到什么恶作剧,也会被人得知身份。
于是——
;(この前の文でこのCGを?)
我从口袋中取出一枚古老的钥匙。
轮到它的登场了。
;■シーン転換
;■背景:屋上(冬、8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ここからスクリーン挿んでますが、ちょっと注意して)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あんど、時間指定は8時なので朝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
屋顶基本是禁止进入的,学生除了得到教师许可以外都不能进出。
另外,也不会有谁那么有空在这么冷的日子里来到屋顶。
对于不想被人注意而工作的我来说,这儿是最好的地方。
不过还真是,冻死人啊。
;(ここでこのCGを挿んでますが、もう少し後で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
;name " 紘 "
紘,「那么……」
虽然原稿还在上色中,但在屋顶带着原稿还用纸还有色盒工作的话就太怪异了。
因此。在屋顶的主要工作是把接下来的铅笔稿和设定描好。
那样的话只要笔记和铅笔就够了,就算谁突然出现也容易藏起来。
坐在地板上,从背包中取出各类道具,还有随身CD机。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でBGMを止めました。
;☆(#say ,「イヤホンを耳にはめこみ」
把耳机塞进耳朵,按下播放键。
我所喜欢的小提琴手—久濑修一的曲子开始传出。
平时听起来心神宁静,而高潮的时候却也激昂澎湃,有种——灵感汹涌而出的错觉。
不知为何,听着他的曲子笔尖便可以顺畅的走下去——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
虽然可能只是心情问题而已,但不管怎么说,久濑修一的音乐对我的创作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故事的分镜该如何一时半会想不出来。
到灵感来临为止,只能维持着苦闷,以及被不时的幻觉和幻听袭击的状态而继续想下去。
闭上眼睛,让角色们的姿态在脑海中浮现。
他们会想些什么,会怎么行动——
仅仅考虑这些而已。
想着,想着——
……………………
………………
……
;■以下のシーンを挿入するかはちょっと考慮。
和过去一样,有种缺少了什么的丧失感袭来。
自己看着的世界是否缺少了某种颜色。
究竟是哪一种颜色呢,我总是不能找到答案。
;(この切り出しは注意のこと。足……とわからないようなら別の切り出しを。まあ、気持ち悪さを演出するにはい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焦急一点点地啃噬着我的心脏。
???,「即便如此你也对于一度抓到的东西决不放手,实现梦想,并以更前方为自己新的道标」
;name " 紘 "
紘,「那不是当然的吗」
突然出现的少女的声音没有让我吃惊,我单单作出了普通的回答。
???,「真是坚强的人呢」
;(この次の地文で?)
我摇了摇头。
;name " 紘 "
紘,「仅仅是笨蛋而已,不懂得什么叫做放弃」
???,「不,我认为你是坚强的」
???,「你的这份坚强是从何而来的呢?」
;name " 紘 "
紘,「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单纯的好奇心而已哦」
;name " 紘 "
紘,「好奇心倒也无所谓了,观察以及推测也是重要的啊,不是什么事情靠询问就可以解决的」
???,「哎呀,还真是严厉呢」
;name " 紘 "
紘,「我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呢」
;(ここは白黒にしないで?)
???,「看起来是这样呢」
少女轻轻的笑了起来。
;name " 紘 "
紘,「我坚强与否我不知道,只是……」
???,「只是?」
;name " 紘 "
紘,「我只是在想,实现了梦想的人不是应该负起责任吗」
;(ここは白黒にしないで?)
???,「那责任,是针对谁的呢?」
;☆(ここで白にするか、文字テロップで?)
;name " 紘 "
紘,「……对追寻梦想时的自己」
……………………
…………
……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屋上(冬、8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青空がないので保留です)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フェードの仕方にも注意のこと)
;name " 紘 "
,「…………嗯?」
睁开双眼,看到的只有一如既往的蓝天无垠。
摇了一下自己的头,确认眼前的现实。
嗯,我现在正呆在学校的屋顶。
完全没错。
;(移行、注意)
;name " 紘 "
紘,「……睡着了吗,我」
看起来应该是刚开始画时就睡着了的样子。
当然、工作也完全没有进展,说不定开学典礼也已经结束了。
不知为何音乐也已停止。
取出手机,打算确认时间时,我突然感觉到异样的气息。
???,「哦,你醒了吗」
听到那个声音,我仰起脸。
在视线的那边,屋顶的边缘站着的是——
;name " 紘 "
紘,「宫村宫子——?」
;name "宫 子"
宫 子,「早安」
如在海滨那一夜时一样,在那寒风吹拂的地方,她站在那里。
;name " 紘 "
紘,「啊,啊啊,早安……」
呃~嗯。
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而且还穿着音羽学园的制服。
;n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在干吗呢?」
;name "宫 子"
宫 子,「干吗?和广野君说话啊」
;name " 紘 "
紘,「你,是音羽的学生吗?」
啊啊,声音稍微有些兴奋。
;(これ挿入すると、この差分の目パチ?口パクがもったいないことになるが……)
;name "宫 子"
宫 子,「当然了,没看见我穿着学校的制服吗?」
宫村她拉住裙角,稍微向这边抬起。
啊啊,大腿露出这么多…。
;name "宫 子"
宫 子,「穿制服的样子也很合适吧」
;name " 紘 "
紘,「『也』算什么啊。不过,确实满可爱——等等不是那回事」
啊啊,我在动摇什么呢。
;name " 紘 "
紘,「稍微冷静一下」
宫村宫子是这儿的学生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name "宫 子"
宫 子,「该冷静的不是广野君吗」
;name " 紘 "
紘,「呃~嗯,你也是我们学校学生的事实我明白了,但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name "宫 子"
宫 子,「你还真是完全的熟睡呢,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的哟」
我左右转了转头。
感冒什么到应该没有,不过奇怪的姿势睡的身体有些痛。
;name "宫 子"
宫 子,「一副睡的好熟的样子,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你膝枕呢——」
;name " 紘 "
紘,「唉?」
;name "宫 子"
宫 子,「想到这样腿会麻的,就放弃了」
这么说着,宫村她哈哈的笑了起来。
……还好她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搁在别人的大腿上,该算什么样的状况,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name " 紘 "
紘,「那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了,我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会在这里?」
;(ここの表情、前のを引き継がせてますが、要考察のこと)
;name "宫 子"
宫 子,「那不是很明显的吗?」
宫村浮起“这还不明白吗?”的满面笑颜。
好不甘心——
虽然不知到为什么好不甘心——
因为那个笑颜,一瞬间我的心脏剧烈地鼓动起来。
;n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
;name "宫 子"
宫 子,「是为了见广野君来的哦」
;■シーン転換
;■背景:屋上(冬、8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あんど、時間指定は8時なので朝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
也就是说,宫村宫子偶尔在走廊看到了我的身影,然后跟了过来这样。
;name " 紘 "
紘,「看到我的话,早早的打个招呼不好吗」
;(この表情で目閉じ?笑顔を?05a01でも?)
;n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呢,是那个啦」
哪个啊。
;name "宫 子"
宫 子,「我要作好心里的准备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女孩子~」
;name " 紘 "
紘,「完全不明白你说什么」
;name "宫 子"
宫 子,「一起度过圣诞夜的两人的再会,想要罗曼蒂克一点啊」
;name " 紘 "
紘,「请不要说出引人误解的话,宫村同学」
只是被没有回家钥匙的宫村她强行拉着,在卡拉OK和家庭餐馆消磨时间直到早上而已。
而且,全部是我买单。
;n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没想到,光是同一个学校不算还是同一学年的呢」
;name " 紘 "
紘,「我是不怎么来学校啦……自己班上的同学也有只知道长相不知道名字的人」
就算是同一学年,也不可能认识什么别班的学生。
;name "宫 子"
宫 子,「啊,一样的,其实不怕笑话的说,我也是个缺勤大王呢」
;name " 紘 "
紘,「还真是糟糕啊」
;name "宫 子"
宫 子,「嗯,广野君不也是同类吗?稍微有些高兴呢,伙伴哦,伙伴☆」
;name " 紘 "
紘,「就算你自说自话的冒出伙伴意识……」
我也会困扰的话,正想这么说的时候,我和宫村的视线接触在了一起。
;n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有件让人在意的事情呢」
;n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屋顶不是禁止进入的吗,一直都上有锁的」
;name " 紘 "
紘,「啊啊,这件事吗」
;name " 紘 "
紘,「我的姐姐,是这学园的毕业生,偶尔的,从奇怪的朋友那拿来的钥匙这样」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呼唉~」
宫村好像很佩服似的声音提高了些。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从那个怪朋友到姐姐,从姐姐到广野君,代代相传的秘密场所啊」
;name " 紘 "
紘,「没那么夸张吧」
姐姐仅仅是为庆祝我入学,又不想送钱或者什么其他东西才给了我这把钥匙。
一个人的话会是不错的地方,还是十分值得感谢的。
;n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还真是让人吃惊呢」
宫村她好像栅栏的熊一样转来转去的说着。
还真是不安分的女生啊。
;name "宫 子"
宫 子,「分明是屋顶却没有围栏呢,虽然从校园看屋顶就可以明白,但我还是刚刚注意到」
;name " 紘 "
紘,「啊啊,这个虽然我也有些吃惊,但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奇怪吧」
;name "宫 子"
宫 子,「围栏是为了防止人掉下去的东西,但禁止进入了就不需要了对吧」
;name " 紘 "
紘,「就是这么回事啊」
应该是没考虑过偶尔也会有我这样的人会进入的情况吧。
;name "宫 子"
宫 子,「没烦人的围栏也好呢,视野清爽许多」
;(このポーズと表情ではなく、視線そらしさせたものを?)
;(屋上、カメラを二箇所における背景になっているので、それをうまく使っていくこと)
;name "宫 子"
宫 子,「而且——还会有呼啦~被地面吸走那样的感觉呢」
;name " 紘 "
紘,「喂」
;(元CGとの中心線から微妙にずらしてますが、厳密に合わせる?)
;(ここ、前の地文でうまく切り出し使って)
宫村她毫无警戒向屋顶的边缘靠近过去。
我突然有她会在下一瞬间消失在那边的错觉——
我啪的抓住了她的手。
;name "宫 子"
宫 子,「唉,怎么?」
;name " 紘 "
紘,「很危险啊,别太往那边去」
;n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喜欢担心人呢,广野君」
;name " 紘 "
紘,「那是你太危险了啦」
想想那个圣诞节的事情,这个宫村宫子确实有点糟糕。
普通的人不会碰触的界限——她虽然不会去跨过,却会一副没事的样子去踩。
虽然不能很好的表达,但就是有那样的感觉。
;(切り替え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表情にも注意。さらにここ1カット、中距離で?)
;name "宫 子"
宫 子,「这算什么呢,如此炙热的眼神?」
;name " 紘 "
紘,「什么都不~算」
我松开了她的手。
她轻轻抚过我刚才握过的地方,微笑起来。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我又想要换话题」
;n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name "宫 子"
宫 子,「对不起,其实我,看到了哦」
惊。
;name "宫 子"
宫 子,「那本笔记」
回头想起来,我刚才是完全的无防备状态。
画着原稿的笔记本也就那样……。
;(表情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说,广野君,在追逐青春的梦么?」
;name " 紘 "
紘,「说什么呢」
;(前からのポーズ変化に問題ないか注意)
;name "宫 子"
宫 子,「别害羞嘛,别害羞嘛,也不是值得害羞的事情啦」
……都已经被看到了,也没法再瞒下去吧。
可恶,分明到之前为止除了家人和景以外还无一人知晓的。
;name " 紘 "
紘,「该说是梦想呢还是……我,其实是个漫画家啦」
;name "宫 子"
宫 子,「那算什么、自称? 妄想?」
;name " 紘 "
紘,「事实啊!」
这家伙大概把我当作梦想成为漫画家的人了吧。
;name " 紘 "
紘,「再怎么看,我也是拥有杂志连载专用版块的啊」
;n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吗?」
;name " 紘 "
紘,「真的」
宫村先用抱有很大兴趣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就转换成佩服的表情,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name "宫 子"
宫 子,「在画什么样的漫画呢?」
;name " 紘 "
紘,「粗略来说……算少女漫画吧」
;(ちょっとオーバーアクションすぎるか?苦笑)
她的眼睛瞬间睁大起来。
嘛,吃惊也是当然的吧。
;n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广野君有着一张很女孩子气的脸呢」
;name " 紘 "
紘,「…………」
这让我说点什么好呢。
;name "宫 子"
宫 子,「呜哇,认真看的话,感觉越来越象呢,还真是有一张女孩脸呢,广野君」
;name "宫 子"
宫 子,「普通的男孩子说不定会为此走上歪道啊」
;name " 紘 "
紘,「你稍微给点别的方面的反应」
;name " 紘 "
紘,「同一年纪,而且是男的画少女漫画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算是足够的冲击性发言吗」
;name "宫 子"
宫 子,「唔~嗯,我很少女读漫画啦,说起漫画家我也没什么概念……」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name "宫 子"
宫 子,「咦,怎么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宫村她凝视着我说道。
;name " 紘 "
紘,「被说像女人还能高兴的男人这世界还会存在吗?」
;(ポーズ変えるか?01ポーズで目閉じ?笑顔を用意してもらうか)
;n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我小时候呢,还被取过『假小子』这样的外号呢
;name " 紘 "
紘,「说也没说这个吧」
虽然是这么回事。
宫村她轻轻的笑着,忽然毫无意义的将身体转了一周。
;(ポーズと表情に注意のこと)
;n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还真是厉害的人呢,广野君,虽然不好怎么表达……不过我明白哦,嗯,也就是说已经工作着的意思呢,唔~嗯」
用上扬的目光看着我,宫村像是在从心里感叹着。
;name " 紘 "
紘,「有夸奖别人的时间,就努力让自己会被夸奖吧」
;(表情良いか?)
;name "宫 子"
宫 子,「呜哇,装伟大」
;name " 紘 "
紘,「读读我的漫画吧,装伟大的台词很多呢,虽然只是笑点」
;(この表情に変えて問題ないか、注意のこと。もしくは切り出しで?青空に移行でもいいのかも)
我轻轻的笑起来,宫村她也扬起了笑脸。
风声鸣动。
舞动着他的头发和裙子。
在这个天空触手可及的地方,我们对望着,傻乎乎的笑起来。
;■シーン転換
;■背景:紘自室(冬、21時
;■    広野紘<嚱服(冬)
;☆(紘が原稿に取り掛かってるシーン、久瀬のBGMを極力鳴らす、、、ということにするか?)
;(ここにもぶちこんでます。問題あれば、再構築を)
叮☆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短信啊。
我停下手中的笔,拿起桌上的手机。
『明天有晨练不能去喊你起床了,记得要起来老实去学校』
唔。
『追伸:逃掉的话只有死。景』
;name " 紘 "
紘,「…………」
景还真是说了多余的一句呢。
一直这样的话,真为娶了她的男人担心。
;name " 紘 "
紘,「嘛,我担心景的未来老公也没用的吧」
;☆(ここは、切り出しをうまく使ってください)
我一边嘟哝着,将目光落向原稿。
呼~,放眼望去一片空白啊。
距离截稿已经没有时间了,该拿这纯白的原稿怎么办呢。
如果有谁帮忙也好……。
我没有助手,背景就不用说了,并图以及色调之类的工作都是我自己在做。
在音羽这样的地方都市能不能找到助手是一个问题——
而且就算想雇也没经济能力。
;name " 紘 "
紘,「不得不做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手、布、出てくるので1カットで移行させていいのか注意)
拍下自己的双额集中起精神,握起细钢笔蘸上墨水,继续描线吧——
哔哩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哩
;(この切り出し、使うかどうかも考慮のこと。没。意図がわからん)
一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name " 紘 "
紘,「……人才刚刚有个干劲,真是的」
再次拿起手机,慢慢的按下了通话键。
;name " 紘 "
紘,「喂,我是广野」
;■御影チェック
;■ 画像に表示でてるので名前はここで開くよ~
;.message#say 469#say ???omu-101_01-000#say 景@大 村#say #say 大村,俺や』
;name "大 村"
大村,『是我』
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入鼓膜。
;name " 紘 "
紘,「……这个黑社会一样的口气您不能想想办法吗,大村先生」
还是感觉极坏的关西腔。
;name "大 村"
大村,『少挑人说话毛病,说起来,怎样了』
;(02でもいいのかもしらんが、原稿を落としたことのない性格から冷静な表情で)
;name " 紘 "
紘,「描线还差5页」
电话的对象,大村义彦是我的责编。
虽然没问过年纪,大概是30到35岁左右的样子。
原本是在一个武斗派出版社作过汉气十足的漫画杂志的编辑的样子。
来到现在的事务所,不知到是哪搞错,而进入了少女漫画的编辑部。
或者说,该不是仅文件搞错而安排错地方了吧?
恶口暂且不提,附带性格糟糕,脸型凶恶的这个男人,真不知道和其他的少女漫画家是怎么交流的。
;name "大 村"
大村,『上色还好了,新堂先生。这样能赶上出刊吗?』
;name " 紘 "
紘,「能赶上的」
;name "大 村"
大村,『如果不行的话,我就临时找些助手,给你送过去好了』
不过,虽然面色凶恶,大村先生工作却很认真る。
大概已经准备好了助手,我点头的话就会马上送到音羽来的吧。
但是。
;name " 紘 "
紘,「不用了啦,不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原稿赶不上的事么,相信我吧」
;name "大 村"
大村,『是吗,我明白了,你这么说的话就拜托了』
;name "大 村"
大村,『说起来,有好好吃东西吗?』
;(ここで02使ってもいいのかもしらんけど……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
;name " 紘 "
紘,「今天……午饭吃了些米饭,腌菜和酱汤」
;name "大 村"
大村,『……我说你啊,又不是封建社会的农民,要稍微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啊』
;name " 紘 "
紘,「穷人啊,除了白米饭以外还能吃什么呢,说起来还不提升稿费吗?」
我这样开玩笑的说着。
;name "大 村"
大村,『那个以前不就说过么,想要加稿费的话就要打倒我啊』
;name " 紘 "
紘,「为什么漫画家非得向编辑挑战肉搏啊!」
对于学生时代就在棒球部锻炼出一身肌肉的大村先生,运动不足的漫画家怎么可能赢嘛。
;name "大 村"
大村,『男人间,有除了拳头相交之外就无法说明的东西啊!』
;name " 紘 "
紘,「完全不理解!」
我真是拿他没辙啊,这个大叔。
;name "大 村"
大村,『嘛,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挑战,这个先放在一边』
;n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name "大 村"
大村,『虽然听着有些矛盾,你还是别太勉强自己,倒下了也没什么人能得到好处啊』
;(次の地文でこの表情を?この表情の使いどころにも注意のこと)
哎呀,这还真是毫无感情的温馨的说法方式呢。
不愧是老编了,软硬兼施运用自如……。
;name " 紘 "
紘,「少说傻话了!不勉强的话就赶不上了!你身为编辑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比起关心,感觉被骂来骂去我反而会舒心一点。
;name "大 村"
大村,『啊啊,是吗!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死也给我交出稿子,在死掉之前啊,知道吗!』
仅仅说到这,大村先生连我的回答都不等就挂了电话。
;(この表情への移行、注意)
真是的,该说是关心作者还是如何呢。
;(このCGから、原稿の切り出しへ移行し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我放下手中的手机,重新拿起笔来。
;name " 紘 "
紘,「就算你不说我也会交稿的啊」
不过之前的压力,却也一扫而空。
#title 第一章_day2
;■<1章:2日目>
;■画面黒
这个世界无聊透顶。
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不想做,这之类的话,只是每天想要闲散玩乐的人的借口。
我不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只想要认真的朝前方努力下去。
仅仅——这样想着。
;■背景:教室(冬、11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ame "京 介"
京 介,「看起来还真的很困啊,广野」
;(名前ラベルは?でなくていいのか注意)
课间时间,我刚刚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时,堤京介走过来打了招呼。
ame " 紘 "
紘,「说起来你到是一直白痴般的有精神啊」
ame "京 介"
京 介,「羡慕吗?」
ame " 紘 "
紘,「没事的话一边去,我可没有跟你玩的精神」
看到我赶他走而摇起的手,京介呼呼的笑了起来。
ame "京 介"
京 介,「你啊,虽然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一直都是很疲倦的样子啊,活不长了吗?」
ame " 紘 "
紘,「…………」
不用他说,我也感到死的危险离我不远了。
虽然是一直的事情,在截稿之前完成原稿,送到出版社。
然后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来到学校。
流水线般美妙的日程啊。
ame " 紘 "
紘,「我说啊,京介」
ame "京 介"
京 介,「嗯?」
ame " 紘 "
紘,「我要是死了,你会为我哭吗?」
大概是熬夜的缘故,我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ame "京 介"
京 介,「去不去葬礼还是问题啊,如果有先约的话就有点……」
ame " 紘 "
紘,「会问你是我白痴」
别跟这家伙磨时间,再稍微睡下好了。
;(ここからの京介の表情変化、要構築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另外,就算我不哭,那个……什么来着?女子篮球部的小个子的可爱女生,那女孩会哭不就足够了嘛?」
为什么呢。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我眼前却浮现出对我着我的遗像口出恶言的景的样子。
;(抜けての京介の表情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估计成佛不能啊」
ame "京 介"
京 介,「太夸张了啦,我说你」
ame "京 介"
京 介,「再说,你想想看啊,我为你哭泣的样子」
ame " 紘 "
紘,「……恶心」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吧?」
京介会心的笑起来。
本人应该是打算普通的笑才对,但京介的笑却有种特别阳光的感觉。
据说,被这个笑颜的魅力媚惑到的女孩子貌似不少。
虽然身为画少女漫画的,但女孩子的想法却完全不明白。
ame "京 介"
京 介,「干么,盯着人的脸看,那…那方面的兴趣也觉醒了吗?」
ame " 紘 "
紘,「对于你来说有吗?」
无视掉他的说笑,我转而问他。
ame "京 介"
京 介,「啊?关于什么?」
ame " 紘 "
紘,「死掉后会为你哭泣的人」
ame "京 介"
京 介,「哈·哈·哈」
他笑着糊弄过去了。
以前,问京介是否有女朋友时、他会作出「今天没有」这样的回答。
虽然看上去不缺女友,但大概也没有长时间交往的人。
ame " 紘 "
紘,「……会不会哭到无所谓了,有会跟你接近的女生这点就不可能」
ame "京 介"
京 介,「为什么啊,怎么奇怪了」
ame " 紘 "
紘,「不,很奇怪」
ame " 紘 "
紘,「每一次每一次,你都是怎样抓到人家的弱点的?」
;■御影チェック
;■ 一度戻してみよう
ame "京 介"
京 介,「我可从来没有威胁过人!」
ame " 紘 "
紘,「那么,你是用什么样的办法让人对人生死心的?」
ame "京 介"
京 介,「和我交往难道人生就毁了吗!」
ame " 紘 "
紘,「难道不是吗?」
ame "京 介"
京 介,「是有爱存在着的啊!」
ame " 紘 "
紘,「以爱为名的幻想吗」
ame "京 介"
京 介,「你把人看成什么啊我说……」
大概一直对口相声也累了,京介开始低声嘟哝起来。
ame " 紘 "
紘,「但是,结局不还是要分手么?」
ame "京 介"
京 介,「故,故事总有结束的一天嘛……」
说起来也是呢。
ame " 紘 "
紘,「……就算再做什么,也是寂寞的人生啊」
ame "京 介"
京 介,「嘛,也确实如此呢」
怎么说的有些凄凉起来。
突然。
ame "京 介"
京 介,「咦,已经来了啊」
走进教室的是我们的班主任。
ame " 紘 "
紘,「接下来是悠长的班会么,看来可以安心睡觉了」
ame "京 介"
京 介,「会让你睡吗,今天不说过是要谈未来志愿的事情的吗,还要发志愿表之类的」
ame " 紘 "
紘,「哼,这样吗…」
ame "京 介"
京 介,「嘛,至少今天老实清醒着吧」
;(この切り出しは再考のこと)
京介他苦笑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志愿表感觉从1年前开始就写过好几次了。
再怎么说,音羽也算是名校,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认真考虑过,时间却已经度过2年了。
到了这个时期,不认真写点什么一定会被抓的吧。
但是,就算认真的写也肯定会被抓包。
在严谨的调查上写『漫画家』什么的学生,如果我是老师也会生气呢。
;■シーン転換
;■背景:学園?廊下(冬、13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午休时间。
???,「广野前辈」
;(@置いてますが、?にする必要なら削除を)
被人从背后叫住,转过头去站在那儿的是神色有些微妙的新藤景。
ame " 紘 "
紘,「怎么了」
ame " 景 "
景,「其实我有事要拜托你」
;(目線注意)
景她在胸前啪的拍了一下双手。
ame " 紘 "
紘,「到底,怎么了」
ame " 景 "
景,「借钱给我」
还真是毫无顾忌的发言啊。
ame " 紘 "
紘,「……我,穷的很啊」
;.message#say 97#say 京 介kei-102_01-0009#say  景 #say #say ,「うん、知ってるけど、その上で言ってるのよ。さあ、先輩。さっさと出すもの出して」
ame " 景 "
景,「嗯,这个我知道,我也是在知道的情况下说的哦」
ame " 景 "
景,「来吧,前辈,赶快把该拿的东西拿出来」
ame " 紘 "
紘,「那算什么拜托方式啊我说」
玩我么,这个小鬼。
在知道一人独居的我连买好点的原稿纸的钱都没有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这么做。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午饭钱就够了啦,一不小心忘记带钱包了而已」
ame " 紘 "
紘,「我说你,还真是会舍近求远啊,这点小钱,找朋友去借啊」
也不用特地跑来找我借吧。
;(表情注意。ジト汗いらないから?)
ame " 景 "
景,「不太想找朋友借啦」
ame " 紘 "
紘,「找我借就行么?」
;(中距離で?#say ,「手を差し出して、、、」
ame " 景 "
景,「当然」
毫无来由的她高兴的点了点头,伸出了手。
能被这样依靠,作为哥哥真该值得高兴啊……。
我勉勉强强的取出钱包,拿出一张钱递给了景。
;(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谢了,我一定会还的哦」
ame " 紘 "
紘,「当然,还有别忘了利息」
ame " 景 "
景,「还真是人世艰辛啊……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充满铜臭味了呢」
ame " 紘 "
紘,「哈,开玩笑而已啦」
说着,我突然想起来。
说起来,好像就在最近有谁欠了我点什么而一直没还吧。
因为对象是女孩子而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就被一直放置了。
ame " 景 "
景,「那么,我现在要去食堂……前辈也一起来吗?」
景莫名的脸红起来,这么说道。
而且还有着微妙的安不下心的感觉。
最近这段时间,景经常在奇怪的时间有些奇怪的举动。
虽然不知为什么——
ame " 紘 "
紘,「不去」
景的眉毛轻轻的扭在了一起。
ame " 景 "
景,「不是只和我一人啊,还有朋友一起呢?」
ame " 紘 "
紘,「那就更不要了,那样还不如跟你单独两人一起」
;(表情変化には注意のこと)
突然景的脸闪出了光彩——而且红晕也越扩越大。
ame " 景 "
景,「但,但是」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的话在女孩子群里也没什么不协调感的呀?」
ame " 紘 "
紘,「你啊,最近手越来越快也就算了,还总是会多话啊」
真是希望你能控制一下造成他人坏情绪的发言。
;(表情注意。次のイベント絵の表情と違和感ないように。もちっと意外そうな表情を?視線そらした04a01でも?または04a06)
ame " 景 "
景,「啊」
ame " 紘 "
紘,「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ここも切り出しで演出してもいいのかもしらんけど)
景她突然将目光移向别处,我也跟着望了过去。
在走廊的那一边,一名少女在缓缓的走着。
不浮起任何表情,不快不慢的走着的那个女孩——
ame " 紘 "
紘,「咦、宫村」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村一瞬间目光扫过我们,然后就那样无言的走了过去。
;(みやこを消す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怎么了,那家伙?」
分明还有下午的课程,提着包打算往哪去。
select "和景继续聊",*102_011,"去追宫子",*102_012
和景继续聊
去追宫子
;◆選択肢
;■?景と話を続ける
;■?宮村を追いかける
;■#say ,「景と話を続ける」
;dwavestop 1を選択
;(挿入位置、注意。もう少し後で?)
嘛,宫村作什么都和我无关。
她也应该有她自己的事情,我也她的关系也没到能追根刨底的地步。
死缠的话只会被讨厌而已吧。
突然我的袖子被扯了一下。
;(この表情を使う場合、目線と対象物との位置関係がおかしくなるので気になる人は気になるとも思うのだが、、、)
ame " 紘 "
紘,「嗯?」
ame " 景 "
景,「……哥哥,和宫村前辈认识的吗?」
ame " 紘 "
紘,「啊啊,稍微有过点事情,说起来,你知道关于宫村的事情吗?」
;■宮村を追いかけるを選択
;(階段にしたら、、、変か)
ame " 紘 "
紘,「宫村」
我追向慢慢走着的宫村,从背后喊住了她。
;(ここからのみやこの表情構築は要注意。かなり極端に構築してますが)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难道说,已经要回去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唉?啊啊,嗯,是打算要回去,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
情绪有些异样的低啊。
ame " 紘 "
紘,「呃,到不是有什么事情,还在午休就打算回去么,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果然是,那一夜碰到头留下的后遗症吗……?
ame "宫 子"
宫 子,「不,我很好啊,和平常一样精神十足哦」
ame " 紘 "
紘,「……嘛,那样就好」
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有精神,但本人这么说的话就没办法了吧。
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意义。
ame "宫 子"
宫 子,「话就这些啊?」
ame " 紘 "
紘,「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就回去了……」
突然宫村看向我的身侧。
在那站着的,是不知何时跟过来的景。
ame "宫 子"
宫 子,「作把女朋友放在一边,跟别的女孩子搭话可不太好哦,广野君」
ame " 景 "
景,「才,才不是什么女朋友!」
景比我还要快的否定了下来。
ame "宫 子"
宫 子,「唉,是这样吗?因为紧紧的跟着所以就那么想了……」
;(ここで激怒表情でいいのか注意)
ame " 景 "
景,「仅仅是青梅竹马而已!而且,谁紧紧的跟着了……」
不,我也这么认为。
话说回来,你脸红的过分了喂。
ame "宫 子"
宫 子,「仅仅是青梅竹马?」
ame " 景 "
景,「嗯,再说为什么我非得是广野前辈的女朋友不可呢」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
ame " 景 "
景,「那算什么,那带有暗示色彩的说法方式!」
ame "宫 子"
宫 子,「不,没什么啊,那就这样,我必须在午休结束之前逃掉呢」
轻轻的挥了挥手,宫子离开了。
;(フェードの仕方、切り替えのタイミングなど注意のこと。ここは通常フェードで?)
ame " 紘 "
紘,「相性不性啊,你们」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和宫村前辈认识的吗?」
不知为何景狠狠的盯着我。
ame " 紘 "
紘,「嘛,稍有个机会便认识了而已,并没有说过多少次话呢」
ame " 紘 "
紘,「难道说,你知道关于宫村的事情吗?」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我当然知道啊」
景有些吃惊的耸了耸肩。
ame " 景 "
景,「2年级的宫村宫子前辈对吧?很有名哦,那个人,在这个学园内不知道的估计只有广野前辈而已吧」
ame " 紘 "
紘,「那家伙,做过什么事么?」
;(ポーズ、表情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不是哟」
;(ポーズ、表情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因为很漂亮啊,篮球部的男生们都偶尔会提到宫村前辈呢」
ame " 紘 "
紘,「啊啊,原来如此」
宫村宫子她,确实从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漂亮。
在这点上,我一直想找个时间好好的把她作为模特画下原稿。
原则上少女漫画上登场的都是美女,做模特的话宫村她绝对可以胜任。
;(ポーズ注意。オーバーアクションすぎるか?)
ame " 景 "
景,「另外还有一件事」
ame " 紘 "
紘,「果然还是有什么吧」
表面上也许看不出来,但内在就像是个有一堆问题的人啊。
;(03a03との使い分けも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经常逃课,偶尔上课也无视老师的讲话,被点名都不回答」
说起来,本人也提到自己是个逃课魔人来着。
ame " 紘 "
紘,「不过,上课时都那样子的话,还真是别扭的过分啊,那家伙」
虽然我也没有指责别人的立场。
ame " 景 "
景,「哥哥,我也有个问题」
咦,心理作用吗?这口气貌似十分不爽。
我作什么坏事了么?
ame " 景 "
景,「你和宫村前辈是什么关系?」
ame " 紘 "
紘,「什么关系……仅仅是有机会而聊过几句而已,也不算什么朋友」
ame " 景 "
景,「那样的人,是前辈喜欢的类型吧?」
不知为何景的话里开始含有杀气。
ame " 紘 "
紘,「别说那么微妙的话啊」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你以为我们一起多长时间了啊,前辈喜欢什么类型我还是知道的」
ame " 景 "
景,「那种,稍稍有些不思议感,梦幻般的美人不是正合广野前辈的胃口吗」
虽然我画的女主角,这种类型比较多是事实。
但是景搞错了两点。
我并不是在画自己喜欢的或者梦想的形象,仅仅是常拿这类女孩子作为模特。
另外,宫村她和我梦想的形象也差太多了。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不是吗?」
ame " 紘 "
紘,「白痴啊你,我喜欢的可是成熟的女人」
;(ここは実験的に)
ame " 景 "
景,「少说荒诞无稽的话!」
ame " 紘 "
紘,「痛痛痛!」
景的尖锐的低踢瞬间炸裂。
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不能稍微安分一点么」
ame " 景 "
景,「是你说那种话的错吧」
原来如此么。
既然都有能折断球棒的怪力,早早放弃篮球部,入空手道部好了。
ame " 景 "
景,「……但是,还是别扯上关系的好哦」
ame " 紘 "
紘,「你指宫村吗?」
ame " 景 "
景,「因为,连学校都不好好来的人……不觉得很可疑吗」
ame " 紘 "
紘,「我也一样啊」
在这音羽学园内逃课逃到升级都危险的人也就只有我了吧。
;(表情とポーズは注意)
ame " 景 "
景,「虽然广野前辈也是一眼就会让人觉得可疑,糟透的问题学生」
ame " 紘 "
紘,「果然如此么」
稍微有些受打击。
ame " 景 "
景,「但是,广野前辈并不是为了玩才这样的不是吗」
ame " 紘 "
紘,「宫村她也说不定也是因为有什么事情才休息的吗」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干吗啊,替宫村前辈说话吗?」
ame " 紘 "
紘,「再怎么说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ここは実験的に。上からおろしてきてもいいのかも)
ame " 景 "
景,「笨蛋!」
ame " 紘 "
紘,「咕啊!」
这次是对着腰腹正中的直击……。
ame " 紘 "
紘,「暴,暴力反对……」
ame " 景 "
景,「因为你太不懂察言观色,需要用暴力来改正哟!」
ame " 紘 "
紘,「把人说的跟狗似的……」
;■背景:通学路(冬、1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雨宫优子<嚱服(冬?外出)
ame " 犬 "
犬,「汪汪汪汪!」
ame " 紘 "
紘,「哇啊!」
突然、被链条锁在一户人家门口的狗叫了起来。
虽然不可能会被咬到,但我还是很迅速的跟狗拉开了距离。
;(切り替え、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这样凶暴的狗,锁在院子里不好点吗……」
估计是为了赶走不受欢迎的客人的缘故吧,但也希望能考虑下是否会对过路人造成困扰啊。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でBGM止めます
???,「不过广野君反应也太厉害了啦」
;(@置いてます)
ame " 紘 "
紘,「因为我是很细腻的人啊,要知道……唉!」
;(切り出しでこのCGにうまく移行を)
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面容,少女站在了我旁边。
;■御影チェック
;■ 鳴らすのはこっちかな。
ame " 紘 "
紘,「啊、雨宫优子!」
ame "优 子"
优 子,「好啊~☆」
;(ここ、ev01_156を参考に、背景をぼかさず、顔アップをモブにのっける形で)
ame " 紘 "
紘,「你,你好……」
不知为何就打了招呼的我。
ame "优 子"
优 子,「还真难得记得我的名字呢」
ame "优 子"
优 子,「我还一直以为广野君会是迅速就忘掉人的名字,没有什么感情的刻薄的人呢」
ame " 紘 "
紘,「……刻薄算什么啊我说」
ame "优 子"
优 子,「总而言之,就是『恶魔』的意思吧」
ame " 紘 "
紘,「……原来如此」
说起来,确实如此。
恶魔与否暂且不论,记住只见过一次的女人的名字确实不象我的作风。
但是,她的名字却不可思议的给我一种难以忘却的感觉……。
ame " 紘 "
紘,「管他呢」
ame "优 子"
优 子,「怎么了?」
ame " 紘 "
紘,「别介意,到说起来,你在做什么?」
;■笑顔
ame "优 子"
优 子,「抓人」
ame " 紘 "
紘,「那可不是什么能顺口说出的话……」
ame "优 子"
优 子,「啊,搞错了,是在找人」
雨宫优子低了下脑袋,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ame " 紘 "
紘,「到是,你故意的吧」
在戏弄我吧,这个女人。
ame "优 子"
优 子,「今天还真是暖和呢,天气也很好,这样的天气就算冬天也会觉得不错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不想聊的话我就回去了」
ame "优 子"
优 子,「你啊你的这样称呼也太……特别允许你叫我优子好了」
ame " 紘 "
紘,「我可不喜欢随便就去掉姓氏称呼别人」
ame "优 子"
优 子,「别那么见外嘛」
ame " 紘 "
紘,「本来就是外人嘛!」
ame "优 子"
优 子,「还真是不懂得变通呢,广野先生,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还真是头脑顽固呢……」
ame " 紘 "
紘,「年轻人?你比我小才对吧」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看上去是这样么?」
ame " 紘 "
紘,「你到底几岁?」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广野先生,告诉你一件好事情哦」
ame "优 子"
优 子,「绝对不可以问女性的年龄哦,那可是为了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铁则呢」
ame " 紘 "
紘,「和生死有关嘛我说……」
;■シーン転換
;■背景:公園(冬、16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又不是和生死有关的事情。
虽然我是这么想着。
视线落向手中的未来志愿表。
这调查表都已经发入手中多少次了,但却从来没有认真填过。
因为确实没什么可写。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确实没有想要做的事嘛」
就算我发牢骚,也不会有回答我的人。
并不是希望有谁回答我。
而且,也没有想过去寻求什么答案。
ame "宫 子"
宫 子,「所以,这种东西就要这样」
;(この前の台詞でこのCGに)
我哗哗两三下把志愿表揉成了一团。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真清爽~」
在此之后老师会说什么不去想了。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宫村选手——」
又开始自言自语,把身体转向面对着5米外的垃圾箱。
ame "宫 子"
宫 子,「双手过顶,全力——」
再说,要记录梦想的话这种不值钱的纸根本不配,嗯。
自己认同了自己,定睛望向前方,瞄准。
ame "宫 子"
宫 子,「第一球——投出!」
;■シーン転換
;■背景:紘自室(冬、20時
;■    広野紘<嚱服(冬)
;(必要なら効果音を)
;(前の画像からスクロールで、この画像にインし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移行の仕方、注意。ゴミ箱を中心として、うまく移行できるように。足が映ってますので、切り出しでこのCGに移行することを考えて。b01と絡めるの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切り出しでいくのではなく)
ame " 紘 "
紘,「啊,没中」
扔出的废纸,撞到垃圾桶的边缘,然后掉到了地板上。
ame " 紘 "
紘,「切」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b01の使いどころも考えておくこと)
没办法,离开了工作桌,重新把它扔进垃圾桶。
;(ここからの構築、しっかりと。a03は夜で間違いないかも調べておくこと)
然后没返回桌前,而是如倒下一般躺倒在床上。
ame " 紘 "
紘,「呼……」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整理关于下一话的剧情,却怎样都理不出头绪。
从最开始就不顺畅,也明白就算着急也什么都作不到。
但是,截稿期近在眼前,已经不是可以慢吞吞磨蹭的时候了。
就像在被什么赶着往前走。
如果停下的话,就会被它抓住,然后自己彻底坏掉。
一直有这样的错觉——
突然想起今天的事情。
ame "优 子"
优 子,「……您在着急什么事情吗?」
雨宫优子她这样说——
;■シーン転換
;■背景:通学路(冬、1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雨宫优子<嚱服(冬)
;(ここも前の画像からスクロールでインし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過去への移行、スムーズに。セピアからの移行も考慮に入れて)
ame "优 子"
优 子,「……您在着急什么事情吗?」
雨宫优子毫无头绪的一句话使我稍微有些吃惊。
ame " 紘 "
紘,「着急?对我说的吗?」
;(こういう風に使う場合は、汗を消す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我又不是电波小姐,不会对看不见的人说话的哦」
ame " 紘 "
紘,「我没着急什么啊,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オーバーレイはかけるのか、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不知不觉…吧,说错了吗?」
ame " 紘 "
紘,「不是说了,我没着急什么……」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真遗憾呢,我的直感倒是一直很准的呢……」
虽然这么说,雨宫优子她也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遗憾的神情。
ame "优 子"
优 子,「嘛,你这样的年纪没有焦躁和迷惑也不可能呢」
ame " 紘 "
紘,「倒不是吧,闲散的过着日子的人,不是一抓一大把吗?」
就在我的周围,至少京介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烦恼的人。
那个宫村也足够呆了。
ame "优 子"
优 子,「那样的人只是不把感情显露在表面而已,一定是」
ame " 紘 "
紘,「……什么都懂的说话口气呢」
ame "优 子"
优 子,「因为,这是我走过的路啊」
露出经历满满的面容,雨宫优子说教道。
是如此吗……。
唉,奇怪?
ame " 紘 "
紘,「走过的路吗?」
ame "优 子"
优 子,「怎么?」
ame " 紘 "
紘,「稍等一下,你,到底多大?」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啊啦,就对我那么感兴趣吗?」
ame " 紘 "
紘,「我可没在开玩笑」
虽然看着年轻,难道真的比我年纪还要大吗?
ame "优 子"
优 子,「还真是没办法呢,作为特别服务,稍微告诉你一些吧」
ame "优 子"
优 子,「比你年纪要大哦,人生百态,酸甜苦辣都尝过呢~☆」
听到这里,越发觉得可疑了。
ame "优 子"
优 子,「说起来,工作也一直在做呢」
ame " 紘 "
紘,「工作?你,已经工作了吗?」
这次才是真的吃惊到了。
ame " 紘 "
紘,「还以为你是学生而已……」
ame "优 子"
优 子,「你不也是,之前说过职业习惯之类的话,不还只是一个学生吗」
雨宫微微斜着眼睛看向穿着制服的我。
ame " 紘 "
紘,「那是有隐情的啊,持有工作的学生,其实也不算奇怪的吧」
ame " 紘 "
紘,「你那边才是,真的是已经工作了的人吗」
ame "优 子"
优 子,「我可是一直好好工作着的哦,如你所见」
ame " 紘 "
紘,「完全看不出来不是么,到不如说越看越觉得可疑」
;(#say ,「憮然とした表情」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啦」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雨宫优子脸上刻满了这样的表情。
ame " 紘 "
紘,「哼~嗯,工作啊」
ame "优 子"
优 子,「由此原因,从今以后不得不要和人多见面了呢……」
ame " 紘 "
紘,「有些不太明白,什么样的工作?」
ame "优 子"
优 子,「唔~嗯,怎么说呢,基本上算是为人服务吧……嘛,贴身的服务者之类哟」
服务。
贴身服务。
年轻的女孩子。
这一切的关键字能够联系起来的职业。
ame " 紘 "
紘,「……难道是,女仆?」
ame "优 子"
优 子,「哼哼哼……」
ame " 紘 "
紘,「女仆啊,原来是女仆吗!难,难道说也有『夜晚的服务时间』之类的吗!」
ame "优 子"
优 子,「不,服务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哦」
ame " 紘 "
紘,「任何时间都OK吗!」
ame "优 子"
优 子,「24小时中,什么时候您有需要」
ame " 紘 "
紘,「要,要求的话,应从到什么地步呢?」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如您所愿」
雨宫优子给出优雅的一礼。
ame " 紘 "
紘,「在,在这个世界上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吗……」
ame "优 子"
优 子,「……还是给您一个忠告吧,您看奇怪的片子可能太多了吧,广野先生」
ame " 紘 "
紘,「嗯,我也这么想……」
不对,我可没收集过什么女仆相关物。
是否在焦虑暂且不论,稍微有些脑溢血到像是真的……。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果然是累了吧?稍稍休息一下,体谅一下自己也好呢」
虽然被这么说,但还是很为难。
如果能休息的话,我早就休息了。
ame " 紘 "
紘,「那话,多管闲事感很重呢」
ame "优 子"
优 子,「嗯,自然,我知道才这么说的呢」
雨宫优子她这么说着,微微笑了起来。
;■紘自室
;(これ、夜のライトかきちんと調べておくこと)
;(移行、スムーズに)
大概,雨宫优子的直感很准是真的吧。
ame " 紘 "
紘,「…………」
我从床上坐起,从校服中拿出一张纸来。
;.message#say 21#say 优 子京 介#say #say 通学鞄から1枚の紙を取り出す。
未来志愿表。
;☆(ev01_033c01の変形をつくってもらうこと)
仅仅是这样的一张纸而已,自己却意外的动摇起来。
差不多该确定自己的前进方向的事实。
作为漫画家而过此一生的觉悟,我还没有。
确实,我在焦虑着。
无法看清自己的未来。
不,可能只是我不想去看而已吧——
#title 第一章_day3
;■<1章:3日目>
;■背景:屋上(冬、13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白なのは画像がきてないため)
今天真的是好天气。
把这片蓝天在纸上表现出来,是否可能呢。
……估计不行吧。
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原因,网点一直都很粗略化。
想要更多的时间。
能更加投入工作,绘出更好的作品所需要的时间。
但是,若真决心这么做的话——
;■黒バッ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猜猜我是谁~☆」
ame " 紘 "
紘,「唔嗯!?」
怎么回事!?
突然眼前一黑——
而且不仅仅是眼睛,连鼻子和嘴都被盖住了!
ame " 紘 "
紘,「唔嗯嗯……唔唔~~唔唔唔唔!」
真的无法呼吸了!
ame "宫 子"
宫 子 ,「来吧,我是谁~呢?」
不是什么我是谁~的问题!
ame " 紘 "
紘,「咕唔唔……」
糟了,意识——一点点的远……去——
ame "宫 子"
宫 子 ,「啊类类?」
ame "宫 子"
宫 子 ,「怎么好似筋疲力尽了的……」
我的人生……竟然在此地……就。
ame "宫 子"
宫 子 ,「噢~呀」
唔啊!
;■通常背景
;(通常背景挿んでますが、切り出しインも考えて)
;(この前の地文で?)
ame " 紘 "
紘,「呼哈!!」
被释放的同时,我开始大口的深呼吸。
ame " 紘 "
紘,「咳咳,咳咳……」
张大嘴巴,拼命的吸入空气。
;(このイベントCG、朝でつくられていますので、昼として使っていいか注意。切り出しでうまくごまかしているはずですが、、、)
ame "宫 子"
宫 子 ,「啊,脸的颜色和初号机一模一样了呢」
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啊……」
我盯着那个装傻的凶手。
ame "宫 子"
宫 子 ,「不要勉强说话,做几个深呼吸比较好哦」
ame " 紘 "
紘,「我是因为谁的原因我才这样的!」
ame "宫 子"
宫 子 ,「当然,是我~☆」
ame " 紘 "
紘,「是我~☆个头啊!」
终于清醒过来了。
ame " 紘 "
紘,「我说你,偷偷的屏住声息摸过来……想要取我的命吗!」
ame "宫 子"
宫 子 ,「这种可爱的恶作剧不是很常见嘛」
ame " 紘 "
紘,「普通的话只会盖住眼睛好吧!」
;(a05との使い分けにも注意して。02a05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 ,「唉~,普通的话就太无聊了啦」
ame " 紘 "
紘,「你以为我会甘心做你乐趣的牺牲品吗!」
真是的,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之前莫名被其无视也就算了,今天却又象是心情好的不得了。
这女人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ここ、01ポーズの目閉じ?笑顔で次の台詞に02a01をもっていっても?)
ame "宫 子"
宫 子 ,「总之重新打过招呼,午安~」
这样说着的宫村,浮起大概只要是男人都会爱上的可爱笑脸。
ame " 紘 "
紘,「啊啊……」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 ,「有广野君在真是太好了」
ame " 紘 "
紘,「哈?」
这可又是一句,会让男人春心荡漾的台词啊。
我到是没荡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 ,「因为啊,我呢,不知道这里的锁怎么开,而且走到教室会180度回转嘛」
ame " 紘 "
紘,「那就别来……」
好不容易想要享受一下一个人安静的午休。
ame "宫 子"
宫 子 ,「结果OK就好,广野君」
ame " 紘 "
紘,「啊啊,是这样吗」
能象这家伙一样活的人估计寥寥无几。
对这份轻松的心态到稍稍有些羡慕。
ame "宫 子"
宫 子 ,「咦,怎么一副快要死的表情呢,在屋顶露出这样的脸,会让人认成想自杀的人的哦」
ame " 紘 "
紘,「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去死的」
;(この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唉~,那样夸奖人家的话会困扰的啦」
ame " 紘 "
紘,「刚才说的哪像夸奖了?」
ame "宫 子"
宫 子 ,「把什么都往好的地方想而已啊,因为很天然呆的嘛,就我的性格而言」
宫村呵呵的笑着,惊人地自己把这真理说出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 ,「哈~啊,还真是好天气啊,这么好的天气根本不会有想上课的心情嘛」
ame " 紘 "
紘,「对你来说,天气怎样不都一样逃课么」
ame "宫 子"
宫 子 ,「虽然我是逃课魔人,但我可不是不良学生哦?真的哦」
ame " 紘 "
紘,「嘛,看起来确实不像,你讨厌学校吗?」
;(目閉じも視野に)
宫村她嗯~了一声,看起来是开始思考的样子。
我仅仅是随便问问,拜托你可不要往深处想啊。
;■御影チェック
;■ さすがに、なんのフェードもなく3分経過って文章出ると変だな。
;■ “…………”とかも挟んだほうがいいかな?
……3分钟后。
ame " 紘 "
紘,「宫村,我说啊」
ame "宫 子"
宫 子 ,「广野君,今天你的工作呢?」
突然、刚觉得她的表情缓和了点,又问起奇怪的问题。
ame " 紘 "
紘,「哈?突然怎么问这个……」
;(表情注意。強引すぎるか、、、)
ame "宫 子"
宫 子 ,「小事先别管,今天是不是不完成工作,早早的交出原稿的话就会被编辑血祭呢?」
ame " 紘 "
紘,「真的是那样的话还能来学校么」
;(表情注意。a01で?)
ame "宫 子"
宫 子 ,「那么,走吧」
说着,宫村她拉起我手开始往外走。
ame " 紘 "
紘,「稍,稍微等下啊,走,去哪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不是这的某个地方~☆」
呃~嗯,之前我还在怀疑,现在我确定了。
这女人脑子进水了。
;■シーン転換
;■背景:駅前広場(冬、15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    羽山ミズキ:制服(冬?外出)
;(モブ入り使ってます。間違いがないか、要確認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唉~嗯,接下来去哪呢」
ame " 紘 "
紘,「还要逛吗……」
被强拖着离开学校,已经经过2个小时了。
在这段时间,我被宫村宫村拉到这边拉到那边转来转去,体力已经是近乎为0。
;(このポーズの表情の多用には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果然在音羽,仅仅走着就会觉得愉快」
ame " 紘 "
紘,「一直在这里生活,都已经看厌了啊我,难道说你不是在这儿出生的吗?」
咔嚓。
ame "宫 子"
宫 子 ,「出生和长大都是在音羽哦,只是……」
ame " 紘 "
紘,「只是?」
宫村她在一瞬间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马上摇了摇头。
ame "宫 子"
宫 子 ,「不,我很喜欢这个城市,不会觉得厌倦呢」
ame " 紘 "
紘,「确实,这儿也有些很珍惜的风景呢」
从那方面看这儿都像是欧洲圈的城市。
ame "宫 子"
宫 子 ,「被不知道的人看了这个城市的风景照的话,一定会想『为什么日本人也会作出这样的东西!?』的吧」
你不也是日本人么。
;(a02との使い分け、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但是,音羽原本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城市呢」
咔嚓。
ame " 紘 "
紘,「因为曾经发生过震灾啊,在战争的时候还被烧成一片荒野过,真是不幸的城市啊」
;★遠景CG(俯瞰かな)
音羽这个城市——在我出生事前就因为震灾和火灾而失去城市的基本机能。
不过,在我懂事的时候城市已经开始了复建计划,震灾前的街道基本也都看不到了。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欧风城市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而没什么奇异之处。
;(ここにpanel 0置くか?)
;(移行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难道都没有城市的守护神之类的存在吗?」
ame " 紘 "
紘,「不是那问题吧」
新藤的爷爷,时常会谈起战时和震灾时的辛苦。
说起来,我们是刚好没有看到那些残酷的东西的一代。
就说只比我年纪稍长几岁的姐姐,震灾和火灾都对她留下了一些心理上的阴影。
;■御影
;.message#say 1180#say #say  紘 #say #say ,「たぶん、街の構造とか防犯体制にそもそも欠陥があったんじゃねぇの? よくわかんねぇけどさ」
ame " 紘 "
紘,「大概,那时的城市的构造或者防火体制有些欠缺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咔嚓。
;☆(ここから先、文章がちと増量されてます。注意されたし)
ame "宫 子"
宫 子 ,「所以才建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城市啊,复兴计划也发生了很多事的样子呢……」
ame " 紘 "
紘,「那当然会有各种各样事情发生的吧」
ame " 紘 "
紘,「故意作出这种外国风的城市,是以吸引商家为目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 ,「也是呢,虽然在震灾之后离开音羽的人不少,不过被这城市吸引而搬来的人也很多呢」
ame "宫 子"
宫 子 ,「到是,比震灾之前音羽的人口还要多的样子呢」
ame " 紘 "
紘,「还真是如同计划方的预想呢……虽然谈别人的事情有些无聊」
游客的身影也很多,音羽的城市现在也是到处充满了可以挖掘的财富。
这个城市,并没有因为打击而一蹶不振,而是将灾害作为踏板而发展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 ,「广野君,还真是乖僻呢」
ame " 紘 "
紘,「少管我」
ame " 紘 "
紘,「嘛,跟我们是无关的啦,想怎样就怎样吧」
;(06a03でも?とりあえず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嗯?」
听到我的话,宫村她稍稍歪了一下头。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广野君,讨厌这个城市吗?」
ame " 紘 "
紘,「没什么喜欢或者讨厌啦,只要我还可以生活下去,这样就足够了」
ame "宫 子"
宫 子 ,「二人一起走着,不觉得景色跟平常有所不同吗?」
ame " 紘 "
紘,「完全没有」
ame "宫 子"
宫 子 ,「姆~嗯」
宫村有些不高兴的嘟起了小嘴。
城市的景色一如既往。
在身边的,不是景而是宫村这点到是有很大变化……别去介意好了。
咔嚓。
;(表情注意。ちょっと顔が険しすぎか、、、)
ame "宫 子"
宫 子 ,「说起来……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干吗呢?」
ame " 紘 "
紘,「如你所见,拍照片」
我拿起手机在脸前上下晃了几下。
ame " 紘 "
紘,「最近的手机上都附有摄像头的哦」
ame "宫 子"
宫 子 ,「我还是知道的,这点事情!」
哦哦,宫村突然爆了起来。
;(ここで表情変化させるか?紘)
ame " 紘 "
紘,「嘛,说是最近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呢」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都说了我知道!我要问的是为什么要拍照」
;(次の地文で紘の表情変える?)
ame " 紘 "
紘,「啊啊」
ame " 紘 "
紘,「什么时候会想以这个城市为背景画漫画……逮着机会就拍几张存起来」
这个城市像画一样这点是事实。
ame "宫 子"
宫 子 ,「难得出来玩的,工作的事情就忘掉啦」
ame " 紘 "
紘,「时间可不是用来浪费的」
在要留级的危机下逃课出来,连这点事情都不做的话怎么行。
;■商店街
;(ここから立ち絵スタートさせるか?)
;(こっから夕方に移行しています)
ame " 紘 "
紘,「我说,差不多该休息一下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 ,「休息?」
ame " 紘 "
紘,「嗯」
说实话,其实已经想回去了。
宫村又轻轻歪了一下头。
ame "宫 子"
宫 子 ,「休息啊……」
ame " 紘 "
紘,「?」
;(ここ、目閉じで?)
不知为何,宫村她好像又开始考虑起什么。
为什么她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烦恼起来。
ame " 紘 "
紘,「宫村?」
ame "宫 子"
宫 子 ,「呜~嗯……」
ame "宫 子"
宫 子 ,「但是我们两个,从见面到现在还没几天啊……虽然可能会觉得有些意外,但我对这种事的态度还是很慎重的哦」
ame " 紘 "
紘,「啊?我说你,说什么呢?」
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ame "宫 子"
宫 子 ,「唉,你不是想要一起『休息』的吗?」
ame " 紘 "
紘,「才不是那个意思!」
ame "宫 子"
宫 子 ,「咦,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男孩子脑子里应该堆满这类东西才对……」
ame " 紘 "
紘,「我说啊……」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不要总说些惊人的话好吧,这女人……。
ame " 紘 "
紘,「另外,如果真的要去『休息』呢?」
用最大限装出认真的表情和口气说道。
当然不是认真的,宫村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ame "宫 子"
宫 子 ,「但是这附近,有情侣旅馆之类的吗?」
这种反应啊。
宫村她左看右看的环视了一周。
ame " 紘 "
紘,「到车站附近的话有很多的,不过都是很廉价的那种就是」
ame "宫 子"
宫 子 ,「呼~嗯,这样啊,完全不知道呢」
也该这样。
如果说出去过几次那样的话,就是冲击的了。
ame "宫 子"
宫 子 ,「但是广野君应该也没有去过吧?」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 ,「没有吧?」
ame " 紘 "
紘,「……嘛」
我只是听京介说过而已,实际上完全没去过。
ame "宫 子"
宫 子 ,「是吧是吧」
宫村一副满足的样子连点了几下头。
ame "宫 子"
宫 子 ,「没什么好着急的,嘛,就是这样」
哎呀,就是怎样我可是完全不解。
ame "宫 子"
宫 子 ,「刚才我应该说过的,我很守旧的哦」
宫村她轻轻的笑起来,啪啪的拍着我的肩膀说。
怎么说的。
就算我认真逼着过去的话,这女人也会一直保持这种天然呆的反应吧。
ame "宫 子"
宫 子 ,「说起来,明白了吗?」
ame " 紘 "
紘,「哈?明白什么?」
这话没主语啊喂。
ame "宫 子"
宫 子 ,「当然是,我为什么要逃课的事情呀,自己问过来的难道忘记了吗?」
确实曾经问过,不过是这样的内容吗。
ame "宫 子"
宫 子 ,「还真是健忘呢,广野君,嘛也好啦,告诉你答案嗯」
ame " 紘 "
紘,「我也没说非得听不可……」
ame "宫 子"
宫 子 ,「因为啊」
无视着我的牢骚,宫村继续着。
ame "宫 子"
宫 子 ,「这样不是更快乐吗」
ame " 紘 "
紘,「更快乐?」
;(この前の台詞でこのCGを?)
宫村她轻轻的靠了过来。
可恶,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果然这家伙可爱的过分。
ame "宫 子"
宫 子 ,「对啊,比起在学校上课,来到街上玩耍——和广野君一起逃课这样会让人觉得更有趣呢」
;(ここの一連の表情変化、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并不是讨厌学校,只是讨厌无聊而已」
那跟讨厌学校不是一个意思吗。
说起来,就是为了说这个,才特意把我拉到这儿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 ,「自己觉得愉快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总是在意世间的常识之类,人生就不快乐呢,不是吗?」
ame " 紘 "
紘,「被问『不是吗』这样…会让我困扰啊,说的实际点,不去学校不是会很糟吗」
虽然这话轮不到我来说。
突然,宫村她浮起有些呆呆的表情。
;(この前の地文でこのCGを?)
ame "宫 子"
宫 子 ,「啊啦,脸色很红呢,生病了吗?」
ame " 紘 "
紘,「没啦」
我冷冷的说道,别开了脸。
什么时候脸红了呢。
说起来,和景以外的女孩子聊这么久够希奇的了。
;(ここでこの表情に変えていいか、注意のこと。02もうまく使っていく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不过,嘛……广野君累了我也知道嗯」
ame " 紘 "
紘,「你知道啊」
ame "宫 子"
宫 子 ,「到是广野君,自行车买了吗?」
ame " 紘 "
紘,「哈?自行车?没买啊」
ame "宫 子"
宫 子 ,「那么,现在去买好了」
等下等下。
你这不是完全不明白吗。
ame " 紘 "
紘,「我已经很累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 ,「自行车在哪有卖呢?」
听人说话啊喂。
ame " 紘 "
紘,「再怎么说,就算要买我也没钱啊」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変える場合は次の切り出しにも影響するので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 ,「当然全部费用我来出啦,拿有足够的钱所以不用担心呢」
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挺起胸来。
到是,从制服上面看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这家伙很有胸部啊。
可爱就算了还是巨乳的话就违反规则了——
;■ジト目
ame "宫 子"
宫 子 ,「啊,被视线侵犯了」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表情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啊!」
我慌忙移走盯在宫村胸部的视线。
;■発音時は#say ,「おっとこのこ」
ame "宫 子"
宫 子 ,「嗯嗯,没办法啊,因为是男孩子啊——」
ame " 紘 "
紘,「啊啊,决不是那回事!」
;(ここで02表情に?それとも03表情で突っ走る?)
ame "宫 子"
宫 子 ,「嘛嘛,我一点都不介意,比起这个」
ame "宫 子"
宫 子 ,「果然颜色还是要挑红色的好,感觉有速度感呢」
ame " 紘 "
紘,「别无视人自说自话!」
;(表情は04で?)
ame "宫 子"
宫 子 ,「嗯?」
就算我大声喊,宫村她也完全没有想要改变主意的意思。
ame " 紘 "
紘,「不需要啦,自行车什么的」
ame "宫 子"
宫 子 ,「唉?」
ame " 紘 "
紘,「没有就没有,一样可以普通生活,反正也就每天学校与家两点一线而已」
便利店的话走几步就到了没什么大问题。
ame "宫 子"
宫 子 ,「那么,不买自行车的话买些别的把钱用掉好了」
ame " 紘 "
紘,「我说你,切换话题太快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 ,「广野君说了不要了啊,再问下去也没用,要时刻看向远方,看向远方」
ame " 紘 "
紘,「只看前面要栽跟头的」
;(表情、ここで02に変えてい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 ,「那~~做什么好呢,广野君,有没什么想去的地方或者想做的事情之类的——」
???,「广野前~~辈!」
正想说什么的宫村突然闭上了嘴。
ame " 紘 "
紘,「……偏偏居然在这时,又碰上个头痛的家伙」
;(みやことミズキを並べる場合は注意して)
???,「日安!」
ame "宫 子"
宫 子 ,「……谁?」
ame " 紘 "
紘,「呃~嗯,怎么说呢,总之算我后辈吧」
啪嗒啪嗒跑过来的这家伙的名字叫做羽山瑞希。
在附中时代是景的后辈,好似还是同一活动部。
虽然我也是附中出身,但羽山她比我要低3个学年,仅仅是通过景见过几面而已。
ame " 紘 "
紘,「但是,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不认识这家伙而过完这一生啊……」
ame "瑞 希"
瑞 希,「唉,刚才说什么了吗?」
ame " 紘 "
紘,「不,没什么」
ame "瑞 希"
瑞 希,「说起来还真是好久不见呢,广野前辈」
ame " 紘 "
紘,「啊~,是这样吗」
如果可能的话真是不想见她啊。
到不是讨厌,而是跟小狗一样汪汪汪的很吵而已。
ame "瑞 希"
瑞 希,「我呢,今天是来买东西的」
ame " 紘 "
紘,「买东西?」
ame "瑞 希"
瑞 希,「当然是补给少女漫画啦!」
说起来,羽山到是极其喜欢少女漫画的……。
和景一起,貌似也很喜欢读我画的漫画,不过当然不会告诉她我的真正身份。
如果告诉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完全想像不能了。
最坏的情况下,说不定对我彻底尾行。
ame "瑞 希"
瑞 希,「广野前辈在做什么呢?」
ame " 紘 "
紘,「仅仅是打发时间散心而已」
ame "瑞 希"
瑞 希,「竟然闲到要特地打发时间的地步,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ame " 紘 "
紘,「…………」
;(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说起来,广野前辈,这位小姐是谁呢?」
羽山带着些怪怪的笑,把视线投向了我身边的宫村。
ame " 紘 "
紘,「唉~嗯,跟我是同年级的学生,姓氏是宫村……名字,叫什么来着?」
ame "宫 子"
宫 子 ,「…………」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 ,「广野君,从这个瞬间开始我命令你称呼我为『宫子』」
ame " 紘 "
紘,「那算什么我说」
ame "瑞 希"
瑞 希,「广野前辈」
羽山啪的揽住我手臂。
ame " 紘 "
紘,「你也来啊」
;(a02の使いどころ、きちんと考えておく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如她所说比较好哦,那个人,好像生气了呢」
ame " 紘 "
紘,「生气了?」
一瞬,视线扫过宫村的脸。
确实目光有些险恶,那算生气吗?
ame "瑞 希"
瑞 希,「人的感情,可不是都会写在脸上的哦」
这个,倒还不用羽山向我说明。
ame "瑞 希"
瑞 希,「你想想看啊,被忘记名字的话,一般人都会生气的吧」
ame " 紘 "
紘,「我倒不会介意」
;(瑞 希の表情変化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那是因为,广野前辈特别那个的啊」
那个是哪个啊。
而且宫村的话,也不象是会斤斤计较这种事的类型……大概。
;(うかがう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宫村?」
ame "宫 子"
宫 子 ,「…………」
咦,难道我想错了吗。
ame "瑞 希"
瑞 希,「看吧看吧,我没说错吧」
羽山她得意起来。
象景那样从小玩到大的也就算了,对于同级生的女孩子只称呼名字的话,稍稍有些抵抗。
;(3人の表情変化、いっぺんにかわってますので注意。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で)
ame "宫 子"
宫 子 ,「名字被忘的一干二净,我的少女心被伤透了,啊啊,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宫村她自言自语似的嘟囔着。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喂,羽山,你不觉得这是威胁吗……?」
;■御影チェック
;■ CGと文章をあわせるか。
;.message#say 3160#say #say #say 今度は俺が羽山の腕を引いて、耳打ちする。
这次换我在羽山耳边悄悄说道。
ame "瑞 希"
瑞 希,「而且,女朋友还叫姓氏的话不是太奇怪的了吗,广野前辈还真是爱害羞呢」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さらにこっからみやこアウトしてます、演出にも注意)
;☆(音声は2分割で)
ame " 紘 "
紘,「啊啊,原来如此……等,才不是什么女朋友!」
ame "瑞 希"
瑞 希,「唉唉!?是这样吗!?」
羽山惊讶的喊出声来。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是嘛」
ame "瑞 希"
瑞 希,「啊类类……如果广野前辈找到女朋友的话,那景前辈就是我的人了呢,亏我还在这么想!!」
这家伙对景一样的着迷啊,不是真的要追她吧。
不过,我有没女朋友跟景没什么关系吧。
;(e07、e08、e09、e10の使いどころ、しっかりと)
ame "瑞 希"
瑞 希,「那样的话,就没发说通了呢……失望」
ame " 紘 "
紘,「为什么我周围的女人都是这么自说自话啊」
;(e07も考慮に。その場合は紘の表情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周围有女孩子不就已经是幸福了吗。我的堂兄可是连女性朋友都交不到呢~☆」
ame " 紘 "
紘,「哈~」
那还真是寂寞的人生呢。
祈祷人的幸福不会是你定义的那样。
到是,我们在这说个不停,宫村她——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みやこが消えるタイミングも同じく)
ame " 紘 "
紘,「……咦?」
ame "瑞 希"
瑞 希,「嗯?」
羽山也呆了一下。
ame " 紘 "
紘,「宫村她消失了……」
;(紘の顔の向き、注意。ここでは振り向かせないで、瑞 希笑顔が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つまりこの差分の変形)
ame "瑞 希"
瑞 希,「真的呢,不见了唉。广野前辈,被甩了吗?」
ame " 紘 "
紘,「不是说了不是女朋友!」
ame "瑞 希"
瑞 希,「但是就算如此,别想拿我来接班哦,我可是只爱景前辈一人的呢」
ame " 紘 "
紘,「我不多希望什么了,别随心所欲的直冲乱撞就好……」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
嘛,这种笨蛋放着不管好了。
宫村她到底怎么了。
不行,仅仅想想那家伙的事情就完全理解不能……。
;■シーン転換
;■みやこ視点
;■背景:十字路(冬、17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ame "宫 子"
宫 子 ,「切」
;(鳴らす位置、注意。さらに何回か鳴らしてますが、長いようなら切ること)
我小声的嘟囔着,踢飞了脚下的小石头。
难得,看你疲倦的样子才把你拉出来转换心情。
却摆出一副无聊的表情。
干吗啊,想说和我一起很无聊吗?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还真是严重的问题……。
我到底有什么不足呢。
嘛,也有广野君太奇怪的可能性呢。
就是再怎么样我也要说,是广野君的错。
因为我可是玩的很愉快啊。
走惯了的街景,也觉得与平时有所不同。
还有更多快乐的事,在前方等着的感觉——
虽然如此啊。
;(この前の地文でこのCGを?)
ame "宫 子"
宫 子 ,「被无视的话谁都会讨厌的吧」
与其如此,还不如被说些坏话呢。
广野君还是无情的家伙。
而且还忘掉了我的名字。
就算我这样的女孩子,被忘记名字的话也是会觉得寂寞的啊,广野君。
#title 第一章_day4
;■<1章:4日目>
;■背景:体育館(冬、7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運動着
ame " 紘 "
紘,「啊,好困」
看着穿着运动服努力着的景,我嘟囔着。
时间是早上7点。
来学校还早的很——或者倒不如说,就算在睡着也不奇怪的时间。
;★イベントCG バスケの練習中の景。
但是,景她还真是能跑啊。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停下过脚步。
即便带着球速度也完全不会落下来,投球也百发百中。
都已经汗流浃背的样子,动作却完全没有衰减的样子这点真的很厉害。
ame " 紘 "
紘,「那家伙的动力源到底是什么啊」
那时那么小的景——现在虽然也大不到哪去,总之她现在已经是可以在部团活动中大活跃了。
时代在前进啊。
……但是,一直看着景打篮球实话说也有些审美疲劳了。
ame " 紘 "
紘,「呼啊啊……」
连哈欠都打出来了。
;■ここから通常背景
;(実験的にイベント絵に景を重ねてます。座標は仮)
;(中距離を使う場合は視線位置がおかしいのと、景がチビに見えないので注意。ここだけもちっと下に落とすか?景立ち絵)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朝練なので、朝でアタッチ)
;(ここは紘の後ろ姿を消さずに、景の立ち絵をイン)
ame " 景 "
景,「我说哥哥」
景把球拿在手中走了过来。
ame " 紘 "
紘,「生什么气呢你」
ame " 景 "
景,「看人练习的时候不要打哈欠好吧,很失礼的啊」
大早上就把人拉出来,在此以上你还想希望什么啊。
再说今天也不是篮球部的晨练日,仅仅是景的自主练习而已。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别在那发呆,做点什么好吧?」
ame " 紘 "
紘,「做什么?」
就算这么说,也不会跟景一起练习。
;(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说起来,最近很少画画呢」
ame " 紘 "
紘,「工作以外没有画画的心情啦,而且——」
ame " 景 "
景,「怎么了?」
我在胸前合起双手,用力伸展手臂。
ame " 紘 "
紘,「嗯啊,因为没有特别想画的东西啊」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哼~嗯……嘛,无所谓了,总之先把那张睡脸解决下啊」
ame " 紘 "
紘,「来个灌篮的话,我就会醒了」
;(表情注意。顔赤らめてるのがちとおかしいか)
ame " 景 "
景,「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做的到嘛」
ame " 紘 "
紘,「说起来你还真是短啊,只有150厘米左右吧,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长长呢?」
ame " 景 "
景,「嘿~,就那么想横着回家吗?」
ame " 紘 "
紘,「只是个小笑话嘛……」
不去提身高的问题看来才是贤明的选择。
;(表情注意。視線そらしのf01でも?)
ame " 景 "
景,「我无所谓的啦,仅仅是负责运球和过人而已,在队伍只是普通的位置而已」
虽然这么说,但景好像还是十分不错的得分手的。
那充满攻击性的性格,体现在运动技巧中的缘故吧。
ame " 景 "
景,「再说是哥哥气势不够啊!好歹去外面锻炼下啊,锻炼!」
这就是那什么体育系的人啊。
虽然热血这点是好事我认同。
ame " 紘 "
紘,「没办法的吧,又是工作到早上的」
要画31张的漫画出来,至少需要100页以上的原稿推敲研究,都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啊。
而且确定的样本,在打草稿时也会有所改变……。
能不能早点学会不白白浪费时间的技能呢。
ame " 紘 "
紘,「我和你生活时间带不同啊」
;(表情注意。目閉じでも?)
ame " 景 "
景,「人类,都是早上起床晚上睡觉的好吧,漫画家原本是人以外的生物啊」
ame " 紘 "
紘,「少把人不当人啊你这家伙」
ame " 景 "
景,「对着女孩子,少给我说『家伙』之类的词」
ame " 紘 "
紘,「可你现在说的是『女孩子』的用词吗!」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ここでは前のは続行させんのが無難?)
ame " 景 "
景,「对于哥哥以外不用就行了!」
ame " 紘 "
紘,「不是这个问题吧!」
啊啊,不行了。
我干吗在这种地方,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争论啊。
ame " 紘 "
紘,「那样的事怎样都无所谓了,我说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不就是因为这个才把我拉到这的吗。
ame " 景 "
景,「……嗯?啊啊,是这么回事,一不小心嗯,来到这儿就一心只想着练习了」
ame " 紘 "
紘,「运动白痴」
ame " 景 "
景,「虽然神圣的运动服染血会让我不太舒服,但看来没办法了呢」
ame " 紘 "
紘,「我什么都没说哦」
ame " 紘 "
紘,「热心练习是好事情啊哈哈哈」
认真的讲,就是有这份热情才能在1年之内取得正式队员资格,并且作为得分手而活跃的吧。
;(f02表情でも?)
ame " 景 "
景,「明白就好,嗯」
景轻轻咳嗽了一下,开始说。
ame " 景 "
景,「哥哥,昨天,逃掉了下午的课没错吧」
ame " 紘 "
紘,「你有什么证据啊」
总之,先装装傻看看好了。
ame " 景 "
景,「昨天下课以后,准确去还你的午饭钱来着,就去了哥哥的教室」
ame " 景 "
景,「然后呢,那个——叫什么的前辈来着,姓我忘掉了,就是那个很轻薄的人告诉我『广野他从午休开始,就行踪不明了哦』」
ame " 紘 "
紘,「京介那家伙,说些不该说的……」
ame " 景 "
景,「看起来哥哥你,还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杀气。
ame " 景 "
景,「都说了多少次不要逃课的!为什么总是不听我说话呢!?」
你是我监护人啊。
ame " 紘 "
紘,「明白了,明白了,我错了啦」
嘛,再怎么说也是为我担心啊……。
ame " 景 "
景,「随便说说我也会」
ame " 紘 "
紘,「要向神明发誓么?我到是发多少个都无所谓」
ame " 景 "
景,「哥哥发的誓怎么能相信嘛」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在某种意义上对我来说,哥哥是世界上最不可信任的人呢」
ame " 紘 "
紘,「说到这种地步么……」
ame " 景 "
景,「我知道的哦,和那个宫村前辈在一起没错吧」
详细调查到这地步么我说……。
ame " 紘 "
紘,「我说你,尾行了我么。早早的给我自首」
ame " 景 "
景,「怎么可能嘛!从瑞希那听到的啊!在商店街遇到了吧,和她」
ame " 紘 "
紘,「啊~,说起来是这么回事呢」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都还真多嘴啊。
不,羽山的长舌已经超出人类范畴了。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我不是说过不要和宫村前辈扯上关系的好么」
;(表情注意。05f06でも?)
ame " 景 "
景,「没错吧,果然是令人困扰的人没错吧,分明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把哥哥带出学校……」
ame " 紘 "
紘,「我说你,对于不了解的人少说那么多坏话好吧」
;(表情注意。このポーズに繋げるように、前のポーズ構築を?)
ame " 景 "
景,「啊……」
景红着脸垂下了头。
这家伙单纯到发傻的地步,正论的话马上就能让她闭嘴。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对不起……」
ame " 紘 "
紘,「也不用对我道歉啊,宫村是有点那什么也是事实」
ame " 景 "
景,「……哥哥对于宫村前辈的事情,很了解吗?」
ame " 紘 "
紘,「哈?」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了解嘛,初次见面不过是圣诞节而已没,认识连一个月都没过呢」
;■不審
ame " 景 "
景,「圣诞节?」
啊,糟了。
;(表情注意。怒ってる表情で?)
ame " 景 "
景,「放置掉和我的约定而去见宫村前辈了吗!?」
ame " 紘 "
紘,「不是那么回事,放置掉只是因为麻烦,见到宫村也只是偶然而已,而且我也不是只见了宫村,还见了雨宫优子来着……」
ame " 景 "
景,「哥哥,我不生气你继续说」
ame " 紘 "
紘,「说什么?」
ame " 景 "
景,「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不是已经怒到爆了么。
ame " 紘 "
紘,「女朋友什么的一个都没啦」
我又不是京介。
再说了,工作和学校两方都快把我拖死了,怎么可能有空去找什么女朋友嘛。
ame " 景 "
景,「那么,雨宫优子又是谁啊,为什么宫村前辈不算还有新角色登场啊,为什么全是女人啊!」
你也用不着说话这么快啊。
ame " 紘 "
紘,「我怎么知道……」
ame " 景 "
景,「雨宫又是谁,什么人,年龄,住所,职业,经历,有没前科!?」
你什么时候成警察了我说。
倒不如说,哪错乱了吧。
ame " 紘 "
紘,「唉~嗯,雨宫她……是做什么的来着」
ame " 紘 "
紘,「嗯~……,哦,对了,是女仆来着?」
总觉得哪不太对劲。
ame " 景 "
景,「女仆?你不是奇怪的游戏玩多了吧,哥哥」
ame " 紘 "
紘,「虽然有些微妙的不同,但和雨宫的反应有些相似啊……」
话说回来,我哪闲时间去玩什么游戏。
ame " 紘 "
紘,「真的什么都没啦,而且比我年纪要大,和我没有什么交集啦」
ame " 景 "
景,「哥,哥哥喜欢年纪比较大的么……?」
ame " 紘 "
紘,「我说你,听我说话了吗?」
看起来,我的话被部分理解不算,还被本末倒置了。
ame " 景 "
景,「啊啊,够了!」
;(画面演出の仕方は注意。揺らすことも考えて)
景啪的把篮球狠狠地摔到了地板上。
ame " 景 "
景,「够了啦,像你这样的……死了算了!」
ame " 紘 "
紘,「……分明如果我真的死了还要哭的」
我轻轻嘟囔了句。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什……!」
噢,脸都红到耳朵了。
估计,这家伙容易脸红这点一辈子都治不好。
;(表情がギャグっぽすぎるか、、、05a07?)
ame " 景 "
景,「怎么可能会哭嘛,笨蛋!!」
;■背景:校門(冬、1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夕暮れ空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
ame " 紘 "
紘,「啊~,啊~」
那个白痴,在那么近的距离用尽权利的喊。
都已经是放学了,我都还留有那一声的耳鸣。
耳朵要是聋了怎么办。
就这样,一边拍着耳朵一边走着的时候。
ame " 紘 "
紘,「……哦」
;(前の台詞でこのCGを?)
走在前面的那个背影是。
ame " 紘 "
紘,「宫村~」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距離の演出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
虽然转过了头,宫村她却完全没有回答。
有些糟糕味道的沉默持续着。
可恶,这种状况下会哭的是男方吧。
;(立ち絵を使う場合、移行には注意。みやこを手前に持ってくると違和感が?)
ame " 紘 "
紘,「宫子……同学」
ame "宫 子"
宫 子,「同学,这样的附带词不需要,从下次开始,如果附带有『同学』的话绝不会回答,希望你能记住」
还正想着终于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却是对我命令?
;(この通常背景を切り出し、中距離立ち絵を画面に置いて演出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啊,对了,昨天一声不吭就回去了抱歉」
哦,到是没想到这家伙会道歉呢。
ame " 紘 "
紘,「我不介意啊,到是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呢?」
ame "宫 子"
宫 子,「我想回去,就回去了啊」
这还真是,容易理解的理由啊。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对了」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办,今天也去玩吧?作为之前半途离开的道歉,这次真正什么都我请」
ame " 紘 "
紘,「突然说什么呢」
宫子——嘛无所谓了,要称呼她名字的时候反正也不会多。
;(表情注意)
宫子她,歪着头,作出「?」的样子。
ame "宫 子"
宫 子,「不去玩吗?」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每天都闲的转来转去,我这边可是有工作在身的」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广野君是漫画家来着,忘掉了啦,啊哈哈」
ame " 紘 "
紘,「都忘掉了吗」
同级生是专职漫画家的事实,对于宫子来说像是无所谓的事情。
;(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工作很忙吗?」
ame " 紘 "
紘,「差不多再不把草稿完成一半就糟了,最近,校验的时间也越耗越长……该说是已经没有后路了呢还是…」
这么自己说着,渐渐的不安起来。
大作家也就算了,像我这样的三流漫画家如果不赶截稿时间的话——会可怕到不敢想像。
ame "宫 子"
宫 子,「是吗,很麻烦的样子呢」
ame " 紘 "
紘,「那就这样,我该走了」
ame "宫 子"
宫 子,「嗯,那就走吧」
ame " 紘 "
紘,「去哪!?」
;(03a02で?02ポーズを使うことも視野に)
ame "宫 子"
宫 子,「当然是广野君的家啊,还想看一次漫画家的工作地呢」
ame " 紘 "
紘,「我说啊,我可不是观赏品啊——哎!」
已经跑到前面去了,那个死女人!
ame " 紘 "
紘,「给我等下,我家不在那边好吧!这边啊,这边!」
宫子她又啪嗒啪嗒的小跑了回来。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40で?表情?ポーズ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先跑起来了,那么就,更正方向」
ame " 紘 "
紘,「…………」
糟了。
就这样让她走了不就好了吗,干什么啊我。
;■背景:紘自室(冬、17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この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住的很不错的房子呢~」
;(このCGに切り替えるタイミング、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
真的跟过来了。
;(ここは削除して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その場合はc01の使いどころをしっかりと)
;☆(文章が追加されてます。演出には注意して)
听说我是一人居住不但没有动摇,还更加兴致勃勃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里面以外是普通的年轻人风格呢」
ame " 紘 "
紘,「大体上,就是这个样子吧」
音羽市的房子的外观虽然是欧风,但内部还是普通的比较多。
当然,是因为这样生活起来比较舒服。
总不能让人在屋内穿着鞋子走来走去。
ame "宫 子"
宫 子,「啊,不用请我喝茶的啦,不喜欢被人太客气呢」
;(ここで切り替えてます。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再考察を)
ame " 紘 "
紘,「就算你拜托我也不会给你泡茶的,放心吧」
不会是想要久居此地吧。
ame " 紘 "
紘,「而且,你也有点太没警戒心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唉?怎么了~?」
浮起一副不理解我说什么的表情。
ame " 紘 "
紘,「单人居住的男子房间,而且,认识的也还不久,会发生什么特殊情况也不奇怪的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唔~嗯,终于我也要失去处女之身了吗……不过没想到就是今天呢」
还真是接连不断的有趣的反应……。
ame " 紘 "
紘,「玩笑啦,玩笑,但是,呼呼的跟过来的是你自己吧」
ame "宫 子"
宫 子,「其实,我明白的啦」
ame " 紘 "
紘,「哈?明白什么?」
宫村宫子突然浮起傻瓜一样的淡淡的微笑。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呢,是会对我温柔的人啦」
ame " 紘 "
紘,「你太往好的地方想了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这这句反击也有点太什么了吧~」
虽然被指责了,宫子仍然保持着笑颜。
ame " 紘 "
紘,「刚才就说过了,不可能知道没说过几句话的人是怎样的人不是吗」
;(この表情?CGへの切り替えは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我知道的哟」
宫子突然说道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明白那个人在想什么,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的」
ame " 紘 "
紘,「那种东西,怎么可能随便就明——」
;(目の切り出しが不自然なようなら再考のことを)
;(ここでみやこの表情を切り替えてます。おかしいようなら、再考察)
在那个瞬间,我突然注意到。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240#say #say #say 宮村みやこが、今までに見たことのない、翳りのある顔をしていることに。
宫村宫子她,有着至今为止都没有见过的,阴郁的表情。
;(これをこのこの二つ後のみやこの台詞で?)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没什么还自满的,不过我有可以看清人心的眼睛呢」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
ame "宫 子"
宫 子,「我是,一直看着别人的脸色长大的啊」
虽然只是低声的自语,但我确实清楚的听到了。
ame " 紘 "
紘,「你——」
;(ここで箱庭CGに?)
ame "宫 子"
宫 子,「对了对了,这里的住房押金之类的,是你自己出的吗?」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宫子的声音和表情瞬间明朗起来。
对于宫子,虽然确实还是毫无了解……。
该说是切换速度快呢,还是异样的性情不定呢,感情和行动都会迅速飘飞的感觉。
ame "宫 子"
宫 子,「这个房间,很大的呢,不会很贵吗?」
ame " 紘 "
紘,「这里的房东爷爷是老熟人了的原因啊」
也就是说,去想的话,就很难搭上这家伙的话。
ame " 紘 "
紘,「所以呢,就很幸运的廉价租到了这个房间」
爷爷他,十分看的起身为毛头小子却独立起来的我。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
宫子她希奇的看来看去。
ame " 紘 "
紘,「就算看来看去也没什么有趣的吧」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嗯,确实呢」
ame " 紘 "
紘,「…………我,差不多想要工作了…」
ame "宫 子"
宫 子,「啊,请便请便,不要介意我的存在哦」
即使你用那么明朗的笑容说着我也会困扰的啊。
ame " 紘 "
紘,「我说啊,再怎么说,发布前的原稿是不能让人看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身为男孩子,不要介意小事的好啦?」
ame " 紘 "
紘,「一点都不算小事」
差不多也该改改这个不听人说话的毛病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我,对于编出来的故事,原稿的内容之类没什么兴趣啊」
果然这么想着吗。
就算不象景或者羽山那样特别喜欢少女漫画,多少有些兴趣的话就会向我问这问那的吧。
ame " 紘 "
紘,「我说你,没读过漫画吗」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是小说的话偶尔还读,基本上我是游戏派啦,果然娱乐的话如果没有交互性就没意思了呢」
ame " 紘 "
紘,「漫画也不是但方面的灌输而已啊」
;(このCGへの移行、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就把广野君画的漫画借我看吧,杂志上登出的部分应该有吧?」
ame " 紘 "
紘,「有倒是有……」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把那个借我的话,我马上就回去喔」
宫子微笑起来说着。
就算不做这样的交易,我也觉得我有赶你出去的权利……。
我站起身,从书架上的大信封中取出两份来。
;(紘が封筒を差し出すタイミング、みやこが手を差し出すタイミングに注意。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使って)
ame " 紘 "
紘,「总之,先看两篇短篇的吧,这是在连载之前画的东西,也没有单行本,而且只是原稿的拷贝而已,这样的可以吧?」
ame "宫 子"
宫 子,「嗯,正好呢,那就这样,我借走了哦」
虽然不怎么想被认识的人看,但这样能赶她走就忍忍吧。
;■背景:紘自室(冬、19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房间内再次回旋起久濑修一的小提琴声。
能让人在忧郁的旋律中感受到力量的鲜活的演奏。
其余就只有铅笔在纸上滑行的沙沙声。
能让人平静下来,舒心的空间。
心理作用的感觉铅笔的移动也比平时光滑明快。
这样下去,这次说不定赶在截稿之前完成呢。
今天就如这样彻夜一直干下去——
;(もっと激しい効果音で?)
;(紘が振り向いてしまっているので、机に向かっている差分も用意してもらうこと)
;(ここの演出注意。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含めて、唐突な登場の仕方を。音楽もうまくからめてください)
啪!!
ame " 紘 "
紘,「唔啊!」
我转头望向那突然而来的声音源——
;(ここで笑顔にしてますが、この表情の使いどころは注意のこと。次のCGの表情も考えて、ここは笑顔にしないほうが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广野君!」
在门那边站着的是,宫村宫子。
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我又忘记上锁了吗。
ame " 紘 "
紘,「就算这样你起码按下门铃好吧!」
;(CGの切り替えは注意。コミカルに演出していく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比起那个问题还有更重要的!」
;(ここから箱庭CGに移行。この前までみやこの表情は笑顔でいいのかにも注意のこと。差分はまだきていないので、表情は保留です)
ame "宫 子"
宫 子,「漫画!还有其他的广野君画的漫画吗!?」
虽然还想再仔细说说『那个问题』,但宫子她不会听我说话的吧。
ame " 紘 "
紘,「短篇还有3篇,连载的还有几本」
ame "宫 子"
宫 子,「把那些借给我,就现在!」
ame " 紘 "
紘,「我说你,就为这种事情在这么晚的时间,一个人跑到这吗」
宫子把头点了又点。
ame " 紘 "
紘,「……我的漫画,有趣吗?」
再怎么说也算是作者,这种事情还是要问下的。
ame "宫 子"
宫 子,「不啊,故事本身是黏糊糊的恋爱剧,没什么特别有趣的」
刺。
虽然这点被编辑提到过,读书的意见反也写过,但被正面直接说还是很有伤害力啊……。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说呢,1格1格之间的联系也好,仿佛走进风景中的感觉也好都十分不可思议」
ame "宫 子"
宫 子,「还有还有,女孩子的表情之类还有摆出的POSE,一点都不僵硬,感觉好像确实在动的样子…虽然我不能很好的表达!」
ame " 紘 "
紘,「不用了,大概想说什么我知道」
故事本身是很平凡而且不重要。
虽然是哪都会有的,发生在身边的,普通的故事,不过确实精细的描绘和计算过的演出方式。
这个就是『新堂凪』所追求的东西,宫子的感觉可以说是正好应和了这边的思考。
……不过到也不想被说故事不怎样啊。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
ame " 紘 "
紘,「嗯?」
;(ここも同じく、紘が原稿を差し出すタイミング、みやこが受け取るタイミングをしっかりと。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
我一边再次从书架上取出原稿的拷贝一边应声。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好厉害呢」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还是不能很好的表达……但确实有趣这点我是可以确认的呢」
是假话呢还是场面话呢。
不过确是不容置疑,真心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对了对了,现在连载中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ame " 紘 "
紘,「什么样的……」
ame "宫 子"
宫 子,「果然最新的才最有趣呢」
ame " 紘 "
紘,「到也不完全是吧」
不过自然,谁也不会想被说「之前的作品更有趣」之类,这样想起来也值得感谢。
;dwavestop 1と言われたくはないので、そうでありたいとは思ってる。
ame " 紘 "
紘,「嘛,总而言之就是普通的学园生活剧,作为主人公的女孩子虽然有些可爱,但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ame " 紘 "
紘,「和主人公在同一个人学园的另外还有一对青梅竹马,一男一女,而那两个人呢,却是学习运动都很棒的学生」
ame "宫 子"
宫 子,「也就是,青梅竹马的男女三人的三角关系的故事?」
ame " 紘 "
紘,「总之大体就是这样吧」
ame " 紘 "
紘,「嘛,两个人的青梅竹马,其他学园里的都是怪人,然后那些带起的怪异的事件把主人公卷进去这些都是套路了」
ame " 紘 "
紘,「但是,主人公是有些怪异的脾气……容易忘记身边的不适,即使被卷入危机,遇到辛苦的事情也会迅速忘掉而明朗的笑起来,而且——」
ame "宫 子"
宫 子,「嗯?怎么了?」
我突然打住了话头,让宫子稍稍露出些吃惊的表情。
ame " 紘 "
紘,「也就是说」
怎么都好了,解说自己的作品总觉得会有些害羞的感觉……。
ame " 紘 "
紘,「啊~啊,把已经登出的部分全部借给你看就行了,自己看着最容易理解」
ame "宫 子"
宫 子,「唉~,好不容易都说到这份上了,更想从作者的口中直接听啊~」
宫子嗖的凑了过来。
她绮丽的脸荡漾着天真的笑颜,呼吸也距离我如此之近。
ame "宫 子"
宫 子,「……不行吗?」
ame " 紘 "
紘,「该说不行还是……」
总之希望稍微离远一点,虽然其实不希望。
可恶,为什么这家伙有着非人的可爱总让我觉得不服气。
……要推倒你了哦。
ame "宫 子"
宫 子,「嗯~?怎么了吗?」
ame " 紘 "
紘,「不,没什么」
我可没做这种事的勇气。
ame "宫 子"
宫 子,「什么吗,什么吗~,我会在意的啦~」
ame " 紘 "
紘,「我说你不能给我安静点吗」
ame "宫 子"
宫 子,「呜~嗯,人家会安静只会在睡觉和吃饭的时候哦」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觉得另外还应该有一个,不过我还没经历过那种状况呢」
ame " 紘 "
紘,「那另外一个到底是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提问的是我先哦,回答我的问题的话,就告诉你哦」
ame " 紘 "
紘,「不用了,我也不是非得知道」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不坦率啊~」
ame " 紘 "
紘,「吵死了啦」
——说起来。
虽然真的无所谓的事情。
但是被景以外的女孩子进入房间这还是第一次。
#title 第一章_day5
;■<1章:5日目>
;■背景:教室(冬、16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眼前并列着一排意味不明的数字算式。
在填下最后一道选择题后,手就完全停了下来。
;.message#say 110#say #say #say 選択問題の回答欄をいくつか勘で埋めた後、完全に手は止まってしまっていた。
从来都没有认真读过教科书的脑袋里,根本敲不出什么正确的答案。
接下来,除了放弃它去睡觉之外没别的能做了。
能够解出这样的问题,对将来有什么用啊——
之类的大道理虽然没什么意义。
但是,就算不会做这种题目,而被教师们唠叨的理由有没有吧。
我是这么想,你觉得呢?
ame "京 介"
京 介,「『你觉得呢』,就算你这么说啊~」
;(差分が来てません。注意のこと)
京介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歪着头看着。
ame " 紘 "
紘,「教育学生直到他懂才是教师的工作,如果做不到的话,该发火的应该是我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人都会把你那借口说成是狗屁不通吧?」
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叫做顺人心意说话么。
;(京介が目線を紘に向け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干什么呢你,那份试卷不做完的话不是回不去的吗?少想些无聊的事情,动动手如何?」
ame " 紘 "
紘,「可恶」
在那个姓藏野的魔鬼数学教师的课上睡着是我时运不济。
而且,还被藏野强迫完成这种专门用来让学生不爽的试卷。
ame " 紘 "
紘,「现在根本就不是用来作这种事情的,不早点回去不行啊」
;(表情注意)
ame "京 介"
京 介,「嘛,努力吧」
ame " 紘 "
紘,「你难道不会稍微来帮帮忙么」
京介看上去虽然是个白痴,但可能是受眷顾之类成绩拔群的好。
这种程度的问题轻松就可以解出的。
但京介将头摇了三摇。
;(表情注意)
ame "京 介"
京 介,「你有你要做的事情,我也有我要完成的事情」
ame " 紘 "
紘,「真正想说的是?」
;■笑顔
ame "京 介"
京 介,「女孩的话也就算了,对男人伸手帮忙,可不是我的优点」
ame " 紘 "
紘,「啊啊,原来如此吗」
在一瞬间想要去拜托这种家伙是我的失误。
ame " 紘 "
紘,「到是,你在那干吗呢?」
原来以为是来陪着可怜的我的,不过京介也是有事情才留了下来的样子。
;(次の地文で?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这个吗?」
京介把不知写了些什么的一张纸扬向我这边。
ame " 紘 "
紘,「那是什么东西?」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430#say #say #say こっち向きになってもなにが書かれてるのかよくわからない。
ame "京 介"
京 介,「分镜图而已」
ame " 紘 "
紘,「分镜?」
被这么说再一看……。
确实有些不能认为是人类的东西,和一些细小的字画在上面。
ame " 紘 "
紘,「我说你,绘画细胞少的可怜啊」
ame "京 介"
京 介,「哪儿都不会有完美的人吧!」
嘿,少见的生气了呢。
其实还是在意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自然,和专业的你比起来要糟糕的多啊,不过只要搞清楚电影的分镜该拍什么……」
;(京介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啊」
突然、京介把话掐断在了嘴边。
ame "京 介"
京 介,「说了些多余的话呢」
ame " 紘 "
紘,「不啊,无所谓」
到不需要京介多余的操心。
我的家庭状况之类,怎样都无所谓了。
ame " 紘 "
京 介,「比起这个,那是什么的分镜图?」
;.message#say 590#say #say  紘 #say #say ,「それより、これはなんの絵コンテ?」
ame "京 介"
京 介,「摄影研究部的,3年级不要毕业了吗,准备在那个时候上映的短篇电影的分镜图」
说起来,京介还是摄影研究部的来着。
在两年间一直都是在一起混,一不小心都要忘掉了。
在去年秋天的比赛上貌似还拿了奖……虽然完全看不出像是认真进行部团活动的人物。
ame " 紘 "
紘,「但是啊,你拍电影还需要特意来画这种东西吗?」
我一直以为电影这种东西,是靠现在的剪裁和视角的选择之类决定的。
ame "京 介"
京 介,「职业这中不会画的人也很多啊,我在剪切分镜的同时还在做编辑的工作」
ame "京 介"
京 介,「就是因为短小才要细致,在进入现场之前一定要确定各点的分配才行」
ame " 紘 "
紘,「唉,难道你还是导演不成」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啊,除我以为没有哪个人还有能力担当导演哦,在现在的摄影研究部」
这还真是严重的人材不足啊。
就让这么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去管理现场吗?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来,我突然变下话题啊」
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ame "京 介"
5#say ,「你啊,在和D班的宫村交往么?」
;☆(御影指定により修正)
京介脸上一副平常的表情。
;(紘の表情変え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吗,干吗突然问出这种事情」
ame "京 介"
京 介,「参加部团活动的人啊,是能收取到各种各样的情报的哦,捕风捉影的都包括在内」
ame " 紘 "
紘,「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对他人的桃色新闻不感兴趣的类型来着」
京介又将头摇了三摇。
ame "京 介"
京 介,「说什么呢你,你不是什么『他人』,是朋友啊」
若无其事的说些什么话啊这家伙。
ame " 紘 "
紘,「京介、我说你,说这话都不觉得害羞么」
;(京介が紙をおろす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哈·哈·哈」
少用笑来敷衍我。
ame "京 介"
京 介,「OK,就这样吧」
京介那边看起来已经完成。
当然,这边只进展了少许。
;(京介を立ち上がらせ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もう少し後で?)
ame "京 介"
京 介,「我等下还要开会,要去部团教室来着」
ame " 紘 "
紘,「啊啊,赶快闪人吧你」
;(↓御影指定により削除)
;.message#say 900#say #say #say 京介は薄ら笑いを浮かべながら、立ち上がった。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呢,广野,不要让别人显得太可怜哦」
一瞬间有些呆滞。
;(このCGを使う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可怜?谁哟?」
他在说什么,认真的讲我完全不明白。
ame "京 介"
京 介,「自己不注意到不行哦,我不会说的」
;(紘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你这家伙……」
ame "京 介"
京 介,「回见~」
ame "京 介"
京 介,「啊,对了」
;(ここも、この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に注意のこと)
突然,准备走的京介又凑到了我的桌子上。
拿走了我的笔,把视线落在了试卷上。
ame "京 介"
京 介,「呃~嗯……怎么,才这种程度吗,广野你还真是个白痴呢」
ame " 紘 "
紘,「给我等下」
京介无视我的叫嚷,然后5分经过。
我烦恼了半小时以上却完全做不出的问题,全部解了出来。
然后、
;(ペンの位置にも注意して。切り出しを?)
;(ここも、この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に注意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这样就欠我一个人情了哦」
奸笑了一下,说出这样的话。
;■シーン転換
;■背景:校門(冬、16時30分
;■    広野紘: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運動着
;(校門ですが、、、CGある?視点も校舎向いてるほう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把京介写的答案自己重新写了一遍交了上去,老师终于释放了我。
ame " 紘 "
紘,「唔哇,好冷……」
走到外面,瞬间便有撕裂身体般的寒风吹过。
虽然这个城市的冬天并不是很冷,不过将近夜晚也确实有些厉害呢。
赶快回去吧。
不过,说起来。
ame " 紘 "
紘,「唔~嗯……」
想起刚才京介的话来。
可怜,到底指的是谁呢?
宫子……不像,总不可能是指我吧。
不,我也足够可怜了。
每月每月被截稿逼着走不算,而且还要认真的来上课。
虽说可怜,这也是自作自受啊……。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
;☆(スクリーンは消すのかどうか、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好,部团活动中吗?」
穿着运动服的景点了点头。
ame " 景 "
景,「前辈呢?被老师留下来了吗?」
ame " 紘 "
紘,「那个问题算是对我的挑战吗?」
没有部团活动的我在这个时间还在学校的理由除一无二。
ame " 景 "
景,「不要突然一副想吵架的口气啊」
ame " 紘 "
紘,「你一个人在干吗呢?」
ame " 景 "
景,「在海岸之间的往返跑步练习而已……大家太慢了就扔下了」
这么说着的景,却完全没有呼吸紊乱的样子。
明明只是一年级,却能轻易的超越高年级的学生。
还是老样子只有运动方面特别出众。
ame " 景 "
景,「我在队伍的位置是最需要速度的啊,这种程度的速度都没有可不行」
ame " 紘 "
紘,「怪物的脚力啊」
;(このポーズ&表情はやめる?)
ame " 景 "
景,「你说什么,这家伙」
啊,又生气了。
ame " 紘 "
紘,「嘛……努力吧,我该一个人寂寞的回家继续无聊的工作了」
ame " 景 "
景,「…………嗯?」
景歪着头盯着我看。
ame " 紘 "
紘,「干吗啊,景,迷上我了么」
ame " 景 "
景,「什……!」
ame " 景 "
景,「才,才不是呢!为什么我要这时迷上你!」
ame " 紘 "
紘,「别当真啊」
景总是太认真了。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这种笑话很轻易就能带过去的。
ame " 景 "
景,「不,不是那回事!」
ame " 紘 "
紘,「景,稍微冷静下,最近你实在是有瞬间就不安起来的坏毛病」
ame " 景 "
景,「不,不安什么的……」
景把头摇来摇去。
ame " 景 "
景,「那个,哥哥……」
啊,突然情绪低了起来。
ame " 景 "
景,「是紘哥哥没错吧?」
我看起来还能是别人么。
ame " 紘 "
紘,「你脑袋越来越有问题了啊?就算坏掉了,我也不会照看你的哦」
ame " 景 "
景,「为什么你会这样呢!」
ame " 紘 "
紘,「你到底想说什么?」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想说什么,我也不明白啊」
ame " 紘 "
紘,「那之前自信满满的话算什么……算了,我回去了」
ame " 景 "
景,「前辈你……」
ame " 紘 "
紘,「嗯?」
我停下已经踏出的脚步。
ame " 景 "
景,「谁叫你越来越……感觉前辈越来越变得跟以前不同了」
就好像那是不能说出口的话的样子——
景轻轻的说出来。
;■背景:紘自室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
;(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てから、このCGに移行を)
回到家时,不法侵入者发现。
ame " 紘 "
紘,「为什么你会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在我家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而且还睡的这么死。
嘴边还留着口水就是证据。
ame "宫 子"
宫 子,「啊,欢迎回来~」
看起来是醒了,马上就发出明快的声音。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欢迎回来个头啊,我说你,怎么进来的」
这段时间,宫子经常不经意间来到我家。
但是,在我不在的时候偷偷钻进来这还是第一次。
ame "宫 子"
宫 子,「备用钥匙不要放在盆景下面的好哦,简单就会被人发现哦,广野君真是不小心呢」
ame " 紘 "
紘,「知道防不胜防的成语吗」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我是笨蛋啊,那么难的句子不懂啦~」
ame " 紘 "
紘,「…………」
;(紘、みやこの表情をこのCGの切り替えでいっぺんに変えているので注意)
ame " 紘 "
紘,「算了……不过我说你,别随便乱翻人的资料啊」
在宫子的周围,曾经整理好的资料一片狼籍。
ame "宫 子"
宫 子,「仅仅是打发时间读读看啦~」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的原稿已经全部读过了,也没什么其他可以读的,色情书刊也都是很普通向的~」
ame " 紘 "
紘,「看来你还真是翻出来不少东西啊……」
虽说那类书我倒没有特意去藏来着。
ame "宫 子"
宫 子,「我还期望能找出更厉害点的东西呢,数量也很少,男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还是,难道说广野君是不举——」
ame " 紘 "
紘,「少给我演戏」
ame "宫 子"
宫 子,「好,好可怕~」
宫子故意装出害怕的声音。
ame " 紘 "
紘,「认真的讲,我的东西全部都是作画用的资料啦」
为此原因,景才没有多发什么牢骚。
ame " 紘 "
紘,「杂志和摄影集上不自然的POSE满多的,不怎么能作为画漫画的资料啦」
;☆(差分、増やしました。ここ、c03でも?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40でいいか?)
;(みやこは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手にファイルを持つ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听起来好像很有理似的」
ame " 紘 "
紘,「知道你就不相信」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怎样呢?那只有我才知道哦」
ame " 紘 "
紘,「我还真是个白痴啊」
宫子稍稍坏心眼的笑起来,拿起一份资料。
;(みやこは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手にファイルを持つ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啊,新闻还有杂志记事都有做剪报,不愧是漫画家呢,材料都被积攒着」
ame " 紘 "
紘,「那边的不是什么资料,只是兴趣而已,小时候,比较喜欢收集有趣的事情报道之类」
;(みやこはこの表情に変えていいか注意、ここで)
ame "宫 子"
宫 子,「惹人嫌的小孩啊」
ame " 紘 "
紘,「……我也这么想」
;(このCGへの切り替え、ここでいいか注意)
放弃和宫子继续对聊,总之先把大衣扔到床上。
如果有可能的话想换下衣服,但在宫子眼前也知道不可能。
ame " 紘 "
紘,「奇怪……?」
ame " 紘 "
紘,「宫子,为什么你穿的私服?」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今天没去学校啦」
没有问为什么。
不想去的地方就不去是理所当然的。
ame " 紘 "
紘,「虽然无所谓,但你也太不把人生当回事了吧」
;(グレイフェードで?キャラの位置関係にも注意のこと。背景を切り出して、中距離立ち絵で演出も考慮に)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想的太严重了啦——嗯」
宫子说着顺势站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也回来了,那就开始吧」
ame " 紘 "
紘,「干,干嘛……?」
我颤抖着说。
跟着心情走的这家伙,想作什么完全猜不出这点十分可怕。
不会又想把我拉那哪去吧。
ame "宫 子"
宫 子,「今天我不只是来玩的哦」
ame "宫 子"
宫 子,「在想要不要做饭给你吃这样,广野君,每天吃的东西都跟狗粮似的不是吗?」
ame " 紘 "
紘,「死家伙给我回去」
;■ギャグ顔?
;(とりあえずあうギャグ顔がこれしかなかったんで、これでアタッチ。後に再考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
宫子大大的吃了一惊。
ame " 紘 "
紘,「我已经决定一生不会再吃女孩子的手制料理了」
对于宫子而言,也许只是一时兴起,但至少这点容我无条件拒绝。
ame "宫 子"
宫 子,「有什么原因吗……」
ame " 紘 "
紘,「那是…某个春天的故事……」
;(表情注意。ポーズも大袈裟に変える?)
ame "宫 子"
宫 子,「哦喔,广野君进入讲故事MODE了」
ame " 紘 "
紘,「那时我还没有找到连载的工作步调,连去便利店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饭都不吃的彻夜工作,就在那样的我的面前」
紘,「飞来了一只小恶魔」
那家伙还是人类时的名字,叫做远藤景。
ame " 紘 "
紘,「那家伙这么说」
;■景の立ち絵表示、制服(冬) 何か画面エフェクトも?
ame " 景 "
景,『哥哥这段时间明显瘦了呢,没办法,我来做饭给你吃吧』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然后呢?」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紘 "
紘,「作出来的料理乍一看,还让人觉得是食物,但是,这却是个陷阱」
ame " 紘 "
紘,「如果看起来不行的吧,我也不会……」
唔哇,仅仅是回忆就是全身的恶寒。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广野君全身像刚出生的小马一样抖着!」
ame " 紘 "
紘,「在那之后,随之而来就是我神秘的腹痛——不,原因倒是很清楚,除此不算还瘦了5公斤」
;(この表情とポーズの多用、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哈哈!」
ame " 紘 "
紘,「哈哈哈哈」
啧,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啊。
当时真的是已经濒临死亡,原稿被退的状态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没问题了啦,我虽然不能保证合你的口味,但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可以吃的啦」
ame " 紘 "
紘,「…………」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非常不信用我这点,我非常明白的啦」
能用这种脑子坏掉似的说法方式的女人要如何信用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没事的啦,而且呢」
宫子握起两只小拳头,笑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而且呢,我想如果做的话广野君一定会吃的,因为广野君是很体贴的人啊」
ame " 紘 "
紘,「……别往那么好的方面想,白痴」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嘿嘿」
;■シーン転換
;■背景:紘自室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
;■    新藤景  :制服(冬)
;(しょっぱなからこのCGへの移行で良いか、きちんと考察しておくこと。このCGの差分もまだありませんので、注意されたし)
只说结论。
宫子做的料理好吃的过分了。
野菜煮饭,萝卜加油炸豆腐的酱汤。
还有盐烤蝽鱼,鸡肉炒雪花菜,豆腐洋葱加菜的沙拉。
每份料理,不但外观不错而且里面也十分完美,虽然很不爽,但是除了「好吃」以外找不出别的形容了。
ame " 紘 "
紘,「可恶,只有这家伙不想让她太得意啊……」
在我认识的范围以内性格最糟的女生居然能做出这么好的料理……。
这种展开也太让人意外了吧。
;☆(湯呑みの位置には注意して。つーか、湯呑みも違うのか、、、これは取っ払ったものを用意してもらっ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说什么了吗?」
;(ここで通常背景に移行するか?)
;☆(キャラの位置的にもこのCGに移行するのは不自然ですが、つーかテーブルの上の配置なんかも変わってますが、丸椅子とか、でもとりあえずこれで)
连同整理什么的全都一个人包了的宫子,从厨房那走了回来。
ame " 紘 "
紘,「什么都没说啦,倒是,已经很晚了啦,赶快回去吧,我还有工作没发送你就是」
ame "宫 子"
宫 子,「原来如此,做完了该做的事就马上赶人走啊」
ame " 紘 "
紘,「少用奇怪的说法!」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稍微有些爱生气呢,下次作点更富有钙质的菜好了~」
ame " 紘 "
紘,「还想来做吗!」
;(差分、まだ来てません。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宫子突然凑过来盯着我的眼睛。
;(a02をここにぶちこんでますが、構成し直すことも考えて)
ame "宫 子"
宫 子,「很好吃没错吧?」
;(この切り出しは切って、aでやりとおす?)
ame "宫 子"
宫 子,「很好吃没错吧?」
ame "宫 子"
宫 子,「很好吃——」
ame " 紘 "
紘,「啊啊,很好吃!」
还是说了。
ame "宫 子"
宫 子,「没错吧」
宫子满足的点了点头。
ame "宫 子"
宫 子,「果然只有被这样说才会有动力做下去啊,果然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的话就没意思了呢」
ame " 紘 "
紘,「…………」
一个人、吗。
说起来,我对于这家伙还完全不了解。
家里的事情,有没朋友之类的,完全不知道——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了?突然一副奇怪的脸色,发烧了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保留。ここは40でもいいのかも)
ame "宫 子"
宫 子,「我看我看」
宫子嗖的把身体凑了过来,用额头碰了下我的额头。
;(この切り出し、右上の白いところが気になるか?)
ame " 紘 "
紘,「为什么都没啦」
我赶快收起身体,和宫子保持距离。
;☆(↓古いやつ入ってました。表情とか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那样就好」
总有被她玩来玩去的感觉……。
ame " 紘 "
紘,「比起那个,我真的不得不工作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为什么要画少女漫画呢?」
ame " 紘 "
紘,「虽然一直如此,你还真实唐突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不想回答吗?」
ame " 紘 "
紘,「不,到没有」
这个问题,被家人和编辑部的人已经问过很多次了,差不多都习惯了。
ame " 紘 "
紘,「没什么大的理由啦,只是,想要画便开始画了而已」
;■景の部屋を表示?
稍稍回忆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双层床,并列的学习桌,散发着甘美味道的房间。
;■子供の頃の景の声
;☆(フェードは小曽根フェードを使う予定です。切り替えに難があ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での構築も念頭に)
ame " 景 "
景,『哥哥,看啊看啊,这个好有趣哦!读给我听读给我听!』
;☆(ここ、ev01_066で紘と景を取っ払った画像も用意してもらうと良いやも)
从那个狭小的房间里开始的一切——现在仍在继续。
;(前の回想画像を、もう少し先まで?)
;☆(こっから次の画像への転換が非常に難しいので、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每天都会有难过的回忆,就算这样也有做下去的价值吗?」
ame " 紘 "
紘,「不试着去做的话,不可能明白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就算去试着做了,如果不行呢?任谁来看,广野君都勉强自己过分了啦」
ame " 紘 "
紘,「直到明白确实不行为止,就算再勉强都要做下去」
说到这,我突然停了下来。
ame " 紘 "
紘,「啊~到也不是那么回事,怎么说好呢……」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什么“不是那么回事”的问题吧」
宫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ame " 紘 "
紘,「……你呢,你怎么想?觉得我看起来像勉强自己做做不到的事情的白痴吗?」
ame "宫 子"
宫 子,「没有那回事!」
宫子的声音带着至今没有听过的凛然感,在我的大脑中回响。
ame "宫 子"
宫 子,「努力去做本身,就这点就是有价值的事情!」
这个宫子,还真是能够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惊讶。
到没有想到她会明确的否定掉我的说法到这种地步……。
一抹微笑,从宫子的嘴角浮起来。
;☆(ここ、ev01_139の変形画像を挿む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就好」
ame "宫 子"
宫 子,「成功时会从心底扬起微笑,失败的时候也会遇到痛楚,虽然不明白会在哪儿摔倒,但这也是有趣的事情啊」
ame " 紘 "
紘,「…………」
失败的话不就不有趣了吗。
;(表情、注意して)
;.message#say 3150#say miy-105_01-010#say 紘みやこ#say #say ,「頑張るのもダラけるのも広野くんの自由だよ。誰になにを言われたって、好きにすればいいんじゃないかなって、あたしは思うわけだよ」
ame "宫 子"
宫 子,「是努力还是散漫都是广野君的自由」
ame "宫 子"
宫 子,「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我是这么想的」
宫子她……。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广野君,不是属于别人的东西」
为什么,宫子她能够这样清晰的摇动我的内心。
分明其他的人——谁都做不到。
ame " 紘 "
紘,「……我不想再听你的说笑了」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不错啊,这份乖僻,这种类型我喜欢哦~」
我哼的转过头去。
这家伙不隐瞒的说话方式,对我来说效果似乎有些过头了……。
;(ここ、ev01_067の切り出しを使って構築していきたいところですが、どうしても扉開きと景がフレームに入ってしまうので、専用の切り出し画像を作ってもらうか?元はもっと大きい画像だと思うので)
;.message#say 3240#say #say  紘 #say #say ,「そ、そんなことより——真面目な話、もう帰れよ。それと、この際だから言っておくけど、一応仮にもここは仕事場なんだから、あんまりちょこちょこと……」
ame " 紘 "
紘,「比,比起那个——认真的话,你该回去了啦」
ame " 紘 "
紘,「而且,起码这点容我说下,再怎么说这儿也是工作场所,跑来跑去的话……」
啊啊,可恶,为什么把话说这么快。
嗯,奇怪?
宫子突然浮起疑问的表情,发呆的歪着头。
她的视线,不知为何望向我的身后,最后停在了房间的门的附近。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人,是谁来着?觉得以前好像在哪见过的感觉……」
ame " 紘 "
紘,「那个人?」
我缓缓的转过身去。
;(差分はまだです。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は、この一つ前か、この一つ後に。つまりこれは保留で)
在那站着的是——
ame " 景 "
景,「宫,宫……宫……」
难道说,又不吸取教训想来做晚饭吗。
手里提着超市袋子的景的嘴唇一震又一震。
ame "宫 子"
宫 子,「宫宫? 说起来,以前确实被叫过这样的绰号呢~」
ame " 紘 "
紘,「啊,我也有被叫紘紘的时代呢……」
;(効果音、用意しておくこと)
;(ここで曲止める?)
啪。
袋子落在地板的声音,终于提醒了我现在不是什么开玩笑的场合。
ame " 景 "
景,「宫,宫……」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ここで曲止めてないのは意図的?)
#title 第一章_day6
;■<1章:6日目>
;■背景:教会内(祭壇)(冬、13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雨宫优子<嚱服(冬)
ame "优 子"
优 子,「然后呢,怎么样了?」
ame " 紘 "
紘,「怎么样就那样……」
;■笑顔
ame "优 子"
优 子,「利器伤人事件吗?」
;(逆ギレ……の表情はここで使っていいのか注意)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会到那种程度嘛!不要露出一副期待满满的目光好吗!」
暴怒的景,只是把买东西的袋子摔在地上然后就那么回去了。
宫子则是,一副什么事都没的样子继续打扰我工作了一会,玩够的时候就回去了。
仅仅如此而已——
;(紘の表情、ここでノーマルにして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虽然知道景是认真过分而且有洁癖,不过没想到她会真的生气起来……」
景一定是误会了我把宫子带到房间来。
不过,再怎么说是作为工作场地而借下的新藤的爷爷的房子,景觉得不舒服也可以理解。
ame "优 子"
优 子,「那个~,虽然很抱歉要打断您的话」
ame " 紘 "
紘,「那就别打」
;(优子の表情?ポーズには注意のこと)
;(通常背景+立ち絵を使う場合は、立ち位置に注意。、、、イベントCG使うか?)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在这平平常常的大白天要作什么呢?」
ame " 紘 "
紘,「那是……因为啊……」
到不是说害怕在学园和景碰面。
再怎么说,我也有作为男生的尊严。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既然是男孩子,总不能害怕女孩子吧」
ame " 紘 "
紘,「……我说你,连读心术都会吗」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不过是刚刚才说出来而已嘛,注意一点比较好哦,微小的一句话都有可能招致关系破裂哦」
ame " 紘 "
紘,「我已经预感到破裂就在眼前了」
ame "优 子"
优 子,「坏的预感,一般都会实现的哦~☆」
果然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啊……。
ame " 紘 "
紘,「但是啊,为什么我不得不在这种地方烦恼不可?我分明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喂,你觉得为什么?」
ame "优 子"
优 子,「应该说过了吧,我既不是修女,也不是生活顾问……」
;(ここは表情を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ame "优 子"
优 子,「把烦恼拿给我也会困扰的啊」
ame " 紘 "
紘,「那么,为什么你会在教会呆着呢」
ame "优 子"
优 子,「没有什么为什么啊,只是在工作中偷空罢工而已哦~☆」
ame " 紘 "
紘,「真实非同寻常的不良女仆啊」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还真是怒火上头呢」
说不定是这么回事。
考虑事情也会越想越麻烦。
话说回来,到底考虑些什么好?
ame " 紘 "
紘,「是啊,我干嘛要心烦啊?我又没有什么错,每天也只是在认真的工作以及去学校而已」
ame "优 子"
优 子,「啊,陷入思考停止了呢,身为年轻人,在现在不多用脑的话以后会后悔的哦」
ame " 紘 "
紘,「人家刚刚想要换下心情,能不能不要泼冷水?」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无视发生问题的话也什么都作不到哦,广野先生」
这个雨宫优子也是难以理解的人物啊。
说起来到底是什么人这点都不清楚。
ame " 紘 "
紘,「干嘛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啊你」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学校和工作和梦想,以为,女孩子的事情」
ame " 紘 "
紘,「?」
ame "优 子"
优 子,「全部都是各自不同的事物,把任何一样抓入手中,都不能说别的不会掉落在地」
ame " 紘 "
紘,「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ame "优 子"
优 子,「还真是笨啊」
ame " 紘 "
紘,「好吵啊你~,少管我」
就是因为笨我才会苦恼的好吧。
装着一副伟大的口气,这点事情起码给察觉到吧。
ame " 紘 "
紘,「倒是,为什么我非得听你的说教不可呢」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年长的人说的话就要坦诚的听下去哦,特别是像我这样温柔的大姐姐所说的哦」
ame "优 子"
优 子,「没错吧、少年?」
ame " 紘 "
紘,「温柔的大姐姐啊……」
虽然这个词句所代表的事物,也是我小时候曾经想要的东西之一。
但这个雨宫优子却绝对不会是什么“温柔的”大姐姐。
;(目閉じで#say ,「制服に視線を注いだ」
ame "优 子"
优 子,「而且,认真的讲……」
ame " 紘 "
紘,「还有什么要说的啊」
不知为何雨宫带着略有恶意的微笑盯着我的制服看起来。
ame " 紘 "
紘,「看什么呢你」
ame "优 子"
优 子,「又是狂妄的口气呢」
;(#say ,「胸を張る」
ame "优 子"
优 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前辈哦」
雨宫这么说着挺起胸来。
ame " 紘 "
紘,「唉,你是音羽学院的OB吗」
ame "优 子"
优 子,「你想说的是OG吧,笨也就算了,还没有什么知识啊,广野先生」
ame " 紘 "
紘,「切……少不断挑人家的小毛病好吧」
不过到没想到,在这个方面跟雨宫扯上关系。
ame " 紘 "
紘,「你真的是毕业生吗……另外毕业是在几年前?」
ame "优 子"
优 子,「哎~呀,可不能使用这一招哦,用诱导询问出人家的年龄什么的」
ame " 紘 "
紘,「才不是啊,嘛,无所谓了……」
怎么觉得,本来就是麻烦的对手而现在性质更加恶劣了……。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君,学校生活有趣吗?」
ame " 紘 "
紘,「谁知道呢」
ame "优 子"
优 子,「音羽是好学校哦,但说学园生活,逃掉的话就太浪费了呢」
ame " 紘 "
紘,「我又不是因为讨厌音羽才逃课的啊」
;(このポーズ&表情の多用、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啊,是这样呢」
这个前辈用“我理解了”的样子说到。
——音羽是个好学校,吗。
这么说的话,雨宫优子应该是有着愉快的学园生活的吧。
;(ここでこのCGに切り替えていいのか、注意の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那个,广野先生」
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ame "优 子"
优 子,「让我再稍微说下作为前辈该说的话吧」
ame " 紘 "
紘,「不是一直在装么」
不过,仅仅听下雨宫的话还是有些价值的。
虽有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但不知为何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ame " 紘 "
紘,「什么话,还要继续刚才的么?」
ame "优 子"
优 子,「嗯」
雨宫优子点了点头,缓缓张开嘴唇。
ame "优 子"
优 子,「重要的东西决不只有一个」
ame "优 子"
优 子,「你想要的东西,失去任何一个都会后悔」
ame " 紘 "
紘,「……所以?」
;(このCGへの移行タイミングは注意。优子の顔が見えないのはグッド)
ame "优 子"
优 子,「不,话到此为止」
ame " 紘 "
紘,「我说啊」
不要在奇怪的地方停下话好吧。
ame "优 子"
优 子,「我呢,只是」
;(この前からわずかに緩んでるCGの気もするが……ひいい)
雨宫优子的口气愈加缓慢。
;(このCGに移行させていいものか、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只是,希望你明白这点而已哦」
ame "优 子"
优 子,「为了不失去重要的东西该作些什么」
ame "优 子"
优 子,「从那开始,就需要你自己去考虑了」
;■シーン転換
;■ここよりみやこ視点
;■背景:教室(冬、13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ATのチャイムを流用しています)
;☆(実際はモブ入りの背景になると思われます)
;■御影チェック
;■ まあ、鳴ってるんだから、いらんわな。
课程结束,到了下课时间。
同学们,一个个从桌前站起来,吵吵嚷嚷的走向食堂去了。
我倒是为什么都没有做。
因为要在午休时逃掉所以不用考虑下午的课程。
和平时一样。
;(窓の外……に視線向けてる主観の画像があれば)
就在这样看着窗外的时间中,喧哗远起,上课开始,然后放学。
每天都是这样的循环。
毫无理由。
累了的话我就会回去。
累了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累了~」
到不是讨厌学习,只是不喜欢被人强迫着做什么。
所以我要回去。
学习什么的,想做的时候再去做。
;■シーン転換
;■背景:学園?廊下(冬、13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    新藤景  :制服(冬)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普通なら10にするところですが)
果然是班上的同学们都已习惯,就算我拿起提包走出去也完全没人注意。
嗯嗯,这是好事情呢。
注意来注意去的话,双方都只会疲倦而已呢。
ame "宫 子"
宫 子,「呼~……」
我一边整理头上的发带一边向前走。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想。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モブ入り廊下からこの画像に切り替えると、モブの配置が変わるので注意のこと。まあ、いいか、、、)
在那从走廊走过来的女孩子,看见我而浮起无法形容的表情之前,还什么都没有想。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併せて、CG表示タイミングは全体的に一個ずらすか?前文に)
ame " 景 "
景,「啊……」
唉嗯,确实名字从广野君那里听过来着…。
咚咚,我敲着我的太阳穴。
对了、新藤。
新藤景小妹妹嗯。
嘛,到是连话都没有说过呢。
我,正准备毫无表情的从新藤小妹妹身边走过去——来着。
;☆(音楽には注意して。別なのに?)
;(この画像を使う場合、みやこの手にあるカバンが気持ち悪い可能性があるので注意のこと。切り出しのせい)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さらにここは切り出しを使って演出のこと)
;(さらにシネマモードでこのCGを使う場合、景の後ろの二人の女の子がおさまり悪いので、要合わせのこと)
ame " 景 "
景,「宫,宫村前辈!」
为什么会向我打招呼呢?
ame "宫 子"
宫 子,「有什么事吗?」
虽然如此,我也不暇思索的回了一声。
新藤景小妹妹的两边,大概应该是朋友的女孩子浮起迷惑的表情。
ame " 景 "
景,「有些话想要跟您说,能勉为其难陪我一下吗?」
但是、新藤景小妹妹她却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的气氛,直直的盯着我。
ame "宫 子"
宫 子,「话会比较长吗?」
ame " 景 "
景,「有可能如此」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可不想听啊」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现在想要回去,磨磨蹭蹭的话午休就要结束了」
不在午休的时候逃掉的话,有可能会被老师发现的。
ame " 景 "
景,「请,请稍等一下,为什么要突然回去呢,前辈」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真的有话要说就跟我一起走好了,如果那时即使逃课也要说出来的话,嗯」
;■シーン転換
;■背景:通学路(冬、14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  :制服(冬?外出)
;(ここのスクロールは、会話させながらスクロールさせていく、、、で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ame "宫 子"
宫 子,「结果还是跟过来了呢」
;(表示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もう少し後で?)
ame " 景 "
景,「既然说话就要说完啊」
ame "宫 子"
宫 子,「真可爱呢」
;(ここから05表情で?)
ame " 景 "
景,「唉!?」
ame "宫 子"
宫 子,「你,很可爱啊,没必要说的那么直接吧」
ame " 景 "
景,「我,我只是——」
别的就再也没说,新藤景就那样红着脸而闭口不言了。
小景她书包也没提就跟在我的后面。
看来是很认真的女孩子,大概话说完就会回到学园去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说,其实一直都拿全勤奖的吗?到今天为止」
;(01表情との使い分け、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您的观察力很好呢,宫村前辈」
哦,恢复状态了。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浪费掉了呢,啊,不过又如何呢?取得全勤奖的话能拿到什么吗?奖状呢还是圆珠笔呢」
;(差分はまだ来てないので、後に再構築で)
ame " 景 "
景,「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意外的高声让我停下了脚步。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什么有所谓的事情呢?」
我转向同样站住的小景,这样说道。
用不会引人讨厌,温柔而自敛的语气说道。
ame " 景 "
景,「那,那是……」
ame "宫 子"
宫 子,「我虽然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那不自己说出来的话是不行的哦」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我,我明白的」
呼。小景她深吸了一口气。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他……现在是很重要的时期,您知道吗?那个人,真的会有留级的可能性呢」
ame " 景 "
景,「成绩也在及格边缘,最重要的是出勤日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不够」
ame " 景 "
景,「但是,现在的话还可以挽回」
;.message#say 1720#say kei-106_01-0029#say  景 #say #say ,「成績は赤点だらけで、崖っぷち。そもそも出席日数がこのままだと足りなくなるかもしれないんです。だけど、今ならまだ挽回できるんですよ」
ame " 景 "
景,「努力的学习,努力的来上课的话还可以升级成为3年生,所以,我希望,您不要再把广野前辈卷入逃课的事件里去」
ame "宫 子"
宫 子,「看来我们都在浪费时间呢」
ame " 景 "
景,「唉?」
小景她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ame "宫 子"
宫 子,「又不是值得放弃全勤奖不得不说的话,我还以为可以听到更有趣的话来着」
;■怒り
ame " 景 "
景,「不是有趣还是无趣的问题吧,这是哥——广野前辈的将来的问题」
啊啦,生气了呢。
ame "宫 子"
宫 子,「那应该是广野君自己考虑的事情,我们这样的外人就算担心也没用啊,难道不是吗?」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外人……」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我不清楚你和广野君的事情,但是,广野君会做什么的决定权在他自己,没错吧?」
ame " 景 "
景,「呜……」
我轻轻的微笑,不知为何让小景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回学园去比较好哦,现在的话还有可能赶上第6节课的吧」
我转过脚步。
ame "宫 子"
宫 子,「而且呢,小景」
;(#say ,「踵を返して」
ame " 景 "
景,「……唔」
大概是不怎么中意那个称呼,小景皱起了眉头。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你的坦率可以说是用错了地方呢,如果一直没有自觉的话,总有一天自己会被讨厌的呢」
小景她,没有作任何反驳。
;■背景:十字路(冬、14時30分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    雨宫优子 <嚱服(冬)
;(表情注意)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サイドでいいかにも注意のこと)
;(立ち絵で構築してくのか?)
ame "优 子"
优 子,「你…还真是对人足够坏心眼啊」
ame "宫 子"
宫 子,「没有啊,我也没说错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这倒无所谓了,但在一旁站着偷听不算什么好兴趣吧」
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孩子,我这么说道。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不是什么兴趣,只是偶然听到而已哦」
ame "宫 子"
宫 子,「偶然? 反成你肯定是听到最后没错吧」
ame "优 子"
优 子,「因为有欺负年纪小的女孩子的人在,我仅仅是想要阻止她不要太过分而已」
分明这么寒冷,她的脸上却好像是在温室中一样荡漾着平稳的表情。
ame "宫 子"
宫 子,「我还没熟悉那女孩到可以欺负她的地步呢,我仅仅是说出我想到的话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总是不坦率的话——就会有无法挽回的事情发生啊」
;■御影チェック
;■ 中距離は近いぶんだけズレが大きく見えますね。
;■ 03ポーズは座標を調整します。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用那样的说话方式,是传达不到的哦」
ame "宫 子"
宫 子,「你觉得那个女孩子,生气了吗?」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只是被你惊到了而已吧,大部分人,站在你面前就会失去怒气了呢」
ame "宫 子"
宫 子,「是吗,那样就好」
嗯嗯的,我一个人点起头来。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还是老样子的神出鬼没,或者说,你难道是迷路小孩?」
ame "优 子"
优 子,「呜嗯~迷路的孩子们应该是你们才对」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是复数形?」
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我可不象你那么有空可以四处晃来晃去,我可是有工作的呢」
ame "宫 子"
宫 子,「今天是什么工作呢?」
;(#say ,「真顔」
ame "优 子"
优 子,「稍微去下港边,顺路买干沙丁鱼片」
ame "宫 子"
宫 子,「我说你,别用一副认真的表情开玩笑好吧、优子」
;(#say ,「笑み」
ame "优 子"
优 子,「就算这么说你不也笑了吗,宫子」
我们轻轻的对笑起来。
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是、优子。
在逃课逛街的时候遇到的,在几次碰面的时候都会聊起来。
虽说不是学生而是工作着的人的样子,但除了名字以外我对她一无所知。
不。
其实另外有一件事,最近刚刚注意到——
ame "优 子"
优 子,「太作弄人家小姑娘的话不好哦……嗯?」
ame "优 子"
优 子,「怎么了吗,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优子你——」
ame "优 子"
优 子,「我怎么了吗?」
优子歪着头,注视着我。
ame "宫 子"
宫 子,「优子你,有工作的话应该很有钱的吧?我现在肚子饿了,请我吃饭的啦~」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刚才倒是注意到你想说什么,但追问的话你也不会说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你也差不多很了解我了呢、优子」
现在也没什么可说——再说,本身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优子只是偶然会在街上遇到的,连朋友都算不上的单单的认识的人而已。
在此以上的存在,我完全都没有指望过。
;■シーン転換
;■ここより紘視点
;■背景:紘自室(冬、20時
;■    広野紘<嚱服(冬)
今天也是堆积成山的工作。
既然逃了课,就不能浪费时间,要赶快完成稿子才行。
希望谁都不要来打扰啊……。
我祈祷着动起了铅笔。
角色数量本来就多,而且还要保持细腻的背景的画风而十分耗费时间。
虽是自己种下的种子,这怎么画都画不完的工作该如何是好啊。
ame " 紘 "
紘,「啊~,可恶」
漫画的原稿用纸为什么这么大啊。
虽然太小画起来会不方便,但就不能有更适度一点的大小吗。
啊啊,不行了。
怎么回事,这个人物的脸型。
拿起橡皮,刷刷的擦掉歪掉的脸部。
最近一直是这种状态。
想要画的,和画出来的总会有很大的区别。
虽然不得不细致,但太细致的话时间就没了。
怎样才能找到一个平衡点——“专业”说不定指的就是这个啊。
虽然我明白这点,但焦糙的心情却无法抑制。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哔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
ame " 紘 "
紘,「…………」
ame " 紘 "
紘,「…………是吗,轮到这家伙登场了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20で?携帯を耳にあてる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

ame " 紘 "
紘,「喂,您好」
;(サイドフェードでとりあえず入ってます。大村にカメラが移ったことで、音声加工やカギカッコの処理には注意のこと。バックに編集部のガヤ音あると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グレイフェードで入っても良い?)
ame "大 村"
大 村,「是我」
ame " 紘 "
紘,『所以说了那个口气——嘛算了,有什么事情吗』
ame "大 村"
大 村,「不用说也明白的吧,进度如何了」
ame " 紘 "
紘,『草稿还有8页,大概』
ame "大 村"
大 村,「8页?我说你,不是想拖稿吧,那边都给我拖稿,你也来吗」
ame "大 村"
大 村,「我也该知道,拖太久的话,我可是会“去接你”的哦」
去接你……。
也就是指,就算是强迫监禁,这个大叔也会作的。
;.message#say 2630#say #say  紘 #say 『うるせーな。締め切りに間に合えば文句ねえんだろ。つーかさ、締め切り前に原稿上げてくる作家なんかいるのかよ』
ame " 紘 "
紘,『吵死了啦,在截稿之前赶上的话就没话说了吧』
ame " 紘 "
紘,『到是说啊,有哪个画家在截稿之前交稿的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ここは20で?)
ame "大 村"
大 村,「要那样的话谁都不用累了!!」
;☆(bシリーズは差分があるので、うまく配置していくこと。まだ配置してません。一部配置、b02とb04は考え中)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大 村"
大 村,「是吗,想干架是吧?是吧,就是这样对吧!?哦哦,老汉随时奉陪!」
大叔看起来也是很辛苦呢……。
ame " 紘 "
紘,『我错了您冷静下吧,大村先生』
ame "大 村"
大 村,「对了……」
ame "大 村"
大 村,「有没好好吃饭啊你?」
ame " 紘 "
紘,『今天是纳豆和烧鸡蛋』
ame "大 村"
大 村,「早饭也不好好吃,整天那样的话,不就使不上力了吗?」
ame " 紘 "
紘,『一没做饭的时间二没钱啊』
ame "大 村"
大 村,「……广野你本来就速度快的优点,最近越来越慢,是这方面的原因没错吧」
ame " 紘 "
紘,『唔……』
还真是刺到痛处了呢。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760#say omu-106_01-002#say 景大 村#say #say ,「おまえも確か、次は3年になるんやったな。そろそろ考えたほうがええやろうな」
ame "大 村"
大 村,「记得你确实,明前应该是3年级了吧,差不多该考虑下了吧」
ame " 紘 "
紘,『考虑?考虑什么?』
ame "大 村"
大 村,「啊,想起来了,上次提到的夏季增刊上要发表的短篇的剧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我要升3年级然后要考虑的事情去哪了。
还真是会突然的就把话题跳到别的地方去啊,这个大叔。
ame " 紘 "
紘,『当然是,忘的一干二净』
ame "大 村"
大 村,「真的忘掉的话,最后困扰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ame " 紘 "
紘,『是这样吗……』
ame "大 村"
大 村,「不少的读者希望。想要看“新堂凪”老师的短篇啊」
还真是微妙啊……。
隐隐感觉是在说现在的连载满无聊的意思。
ame "大 村"
大 村,「顺便一提,差不多要准备出版单行本了啊……」
ame " 紘 "
紘『虽然只是顺便一提但感觉不是什么很轻巧的话题啊』
有关单行本的事情从大村先生口中说出还是第一次。
ame "大 村"
大 村,「不得不做的事情有一堆呢,总之,先说一声」
ame " 紘 "
紘,『……什么?』
ame "大 村"
大 村,「做不到的话,就别勉强」
ame " 紘 "
紘,『既然说我作不到,就重新给我安排下日程表啊』
ame "大 村"
大 村,「在这世上,没那么好混的哦」
猜就会这样……。
;(ここからの画面切り替えは注意のこと)
…………
……
;■御影チェック
;■ 電話を切った際は、それにあわせてボイスが止まるように修正します。
;■ 切ったはずなのにボイスがあると変だ。
;■ ただし、一部例外はもうけます(途中で切れるのが逆におかしな場合)。
又商量了些业务上的事,便切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的同时,也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躺在了床上。
ame " 紘 "
紘,「啊~啊……」
真是的,为什么身为学生在出处女作的同时还要进行连载。
——虽然不想说什么,但我已经累透了。
被各种事情缠绕地紧紧的,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时间已经把选择推到了我的眼前。
无论选择哪一个,失去的都会很大。
但是,说不定——
那个人的话,说不定会给出我没有注意到的选择项。
自由的,随着自己的想法而活着的那个人的话——
;(通常フェードの20で?もしくは切り出しで構築していくか?)
ame " 紘 "
紘,「……不要再想些白痴的问题了」
我啪的站起身。
现在可不是什么能沉迷妄想的场合啊。
比起头还是先动起手来。
烦恼的话,就烦恼作品的问题吧。
因为还有读者和鬼编辑在等待着我的原稿啊。
#title 第一章_day7
;■<1章:7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7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白も考慮に。もしくは#say ,「顔をあげた」
最初的一步是从哪踏出的呢。
被问到为什么在奔跑,我会回答不得不如此。
不过,被问道为什么开始奔跑的话。
——我找不出答案。
ame " 景 "
景,「什么找不出答案啊」
ame " 紘 "
紘,「唉?」
传至耳边的声音,让我呼的抬起了脸。
;(びっくりさせる演出、しっかりと。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絡めて)
ame " 景 "
景,「哇」
景的脸就在我眼前至近的地方。
;■照れ
ame " 景 "
景,「不,不要吓人啦,真是的」
ame " 紘 "
紘,「……被吓到的原来是你吗」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为了确认时间而把手伸向了桌上的手机。
;(効果音、必須のこと)
ame " 紘 "
紘,「啊」
啪,抓在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ame " 景 "
景,「干什么啊,早上起床没有力气吗?」
;(前文でこのCG表示を?)
景捡起手机,把液晶画面对向我。
ame " 紘 "
紘,「分明都还没有睡够呢……已经早上了吗」
ame " 景 "
景,「所以我才会在这儿的啊,早安,哥哥」
;(表情とポーズには注意のこと)
;(キャラの立ち位置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早安……你,没晨练吗?」
ame " 景 "
景,「没啊」
ame " 紘 "
紘,「自主练习呢?」
;(ここ、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也休息了,所以才来了啊」
景没有理由的挺起胸来。
ame " 紘 "
紘,「分明是正规队员这样行吗,不是不每天持续练习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景嘟起了嘴唇。
ame " 景 "
景,「又不是我想休息才休息的」
ame " 景 "
景,「昨天的练习稍微有些过分了,被前辈下令晨练禁止了而已」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今天的午后是和附中的学生们的共同练习……为了不被后辈们看到奇怪的地方,才休息的」
ame " 紘 "
紘,「你一直都很奇怪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啊」
;(表情注意。ギャグっぽすぎるか?)
ame " 景 "
景,「这句话被用来当作遗言的话,人生会留有遗憾吧」
目光是认真的。
ame " 紘 "
紘,「嘛,嘛,偶尔休息也不错呢,因为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度啊」
ame " 景 "
景,「说不定是这么回事,面前做事的习惯大概是受哥哥的影响吧……我也确实觉得这样很为难呢」
ame " 景 "
景,「真的是作不到斟酌呢」
景她咯啦咯啦的捏着手指。
这不稳的空气再次流动起来。
说起来,我都忘光了来着——
ame " 紘 "
紘,「那个,景小姐?」
误会我把宫子带到家中,难道现在还在怒火中烧吗?
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跟体育系的景比起来就算用尽权利也没有赢的自信。
ame " 景 "
景,「干吗要带个小姐啊,笨蛋」
ame " 景 "
景,「是还没睡醒吧,哥哥,今天没被打就起来了,脑子还没有转动起来么?」
ame " 紘 "
紘,「转起来了~转起来了~」
我用劲的把头摇来摇去。
幸好景是记忆力为0的白痴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那就快作准备啦,反正你,今天又不会吃饭的吧?」
ame " 紘 "
紘,「啊啊,嗯,那稍微等我一会」
一边说着,一边慢吞吞的手伸向衣服。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稍,稍等一下啊,脱衣服不要那么快好吧」
ame " 紘 "
紘,「想要慢慢的仔细的看吗?」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咚!
ame " 紘 "
紘,「好痛!」
飞过来的东西是,不知放入什么东西而重的厉害的景的提包。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我的意思是不要让你在女孩子面前突然就脱衣服!」
ame " 紘 "
紘,「我说你,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斟酌啊,我要是脑挫伤的话怎么办」
头有着快要破掉一样的疼痛。
ame " 景 "
景,「刺激一下你的脑袋还说不定聪明点」
ame " 紘 "
紘,「少说得跟自己很聪明似的,你不也是个受过期中补考的笨蛋吗」
ame " 景 "
景,「很,很失礼唉,补考什么的我到现在不过才3次而已……」
ame " 紘 "
紘,「就算是我一年级也才补考两次啊」
ame " 景 "
景,「糟了……干吗要认真回答啊我」
景抱起头开始低沉起来。
嘛,像景这样运动可以的人,稍微笨点还可以原谅嘛。
ame " 紘 "
紘,「再说了,还说什么女孩子,我怎么哪都看不到那样的东西」
说着我迅速的摆好架势准备防御攻击。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して。#say ,「睨んでいる」
……啊咧?
我还以为会再飞个什么玩意儿过来来着。
ame " 紘 "
紘,「景?」
景她正带着一副考虑事情的表情盯着地板。
ame " 紘 "
紘,「唉?哎呀,我是说笑的啦,别当真啊」
ame " 景 "
景,「……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也仅仅只是妹妹一样的存在而已呢」
ame " 紘 "
紘,「哈?」
妹妹一样的存在不是一直以来的事实吗,怎么现在注意起这个来……?
ame " 紘 "
紘,「景。我说你,出什么事了吗?」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没什么」
突然景扬起了脸,注视着我。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什么都没哦,我跟平时一样啊」
ame " 紘 "
紘,「……是吗」
真是个笨蛋啊,景。
且不说我拥有漫画家的洞察力,她那逞强的说话方式就已掩盖不住了。
;■背景:通学路(冬、8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通学路ないんで保留)
;(さらにここは顔アップ+無限スクロールでいくみたいです。演出もそれに合わせるように注意のこと)
;(必要なら#say ,「唸るような風」
;dwavestop 1の効果音を)
冬日的寒风,带着呻吟的声音吹过音羽。
虽然这个城市平常就会有海风吹过,但今天的风却格外的强烈。
景按着裙子,缓缓的走在我身边。
;(a05表情でも?)
ame " 景 "
景,「……怎么了?」
ame " 紘 "
紘,「没怎么啊」
;(視線をa01に戻していいのか、注意して)
到不是值得特意说出口的事情,想起来的话——
景以前是绝对不穿裙子的。
为了从服装上比较容易区别,景特意这么做也有可能,主要还是本人喜欢所以才一直都穿裤子吧。
但是最近才注意到连私服的时候也是穿裙子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
虽然一直在身边这么近,却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
;■御影チェック
;(サイドフェードで次に?さらにここは歩きスクロールを止めて演出?)
;(04a05って目線、下に向いてる?だとしたら、#say ,「こちらを見据えている」
;(通常背景ですが、歩きスクロール用背景の上に立ち絵をのせたいです。その時は、二人の立ち位置に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哥哥你……」
ame " 紘 "
紘,「嗯?」
景站住了脚,用认真的表情看着我。
时间还早的原因,上学的路上一个其他学生的身影都看不到。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是不是觉得我很烦?」
ame " 紘 "
紘,「呜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もう少し後で?)
咚!
ame " 紘 "
紘,「……痛痛」
胃部传来的绞痛,让我禁不住弯下了腰。
ame " 景 "
景,「是不是该开玩笑的场合,请看下状况再说话」
ame " 紘 "
紘,「既然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就别打啊……」
我一边晃着站起来一边说道。
ame " 景 "
景,「我是很认真的,请不要开玩笑」
ame " 景 "
景,「每天喊你起床,吵着让你去学校……哥哥,不觉得我很让你麻烦吗?」
ame " 紘 "
紘,「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已经习惯了啊」
从一方面来说说不定还是好事。
ame " 紘 "
紘,「怎么突然想起说这种话」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この04も目線、下を向いてる印象を与える?つまり#say ,「睨みつけてる」
;dwavestop 1にそぐわない表情になってるか?)
景瞪了我一眼。
ame " 景 "
景,「我认真说的话不也完全听不进去吗,哥哥你」
ame " 紘 "
紘,「没那回事啦」
ame " 景 "
景,「一直都在忙着,不是完全都没听过我说话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呢……」
ame " 紘 "
紘,「以前和现在不一样吧,我们也都已经不是小毛孩了」
ame " 景 "
景,「那是…」
ame " 紘 "
紘,「那是?」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为什么……哥哥你长大太快了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虽然我不能说永远,但至少,我想稍微多些时间和你在一起」
ame " 紘 "
紘,「不是在你身边这么近吗」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不是这方面的问题!」
景踏进了一步。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哥哥成为了漫画家……然后……,从很久以前就觉得离我越来越远,现在,已经……」
说到这,景闭上了嘴唇。
虽然等着她往下说下去,但看来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ame " 紘 "
紘,「那是啊」
ame " 紘 "
紘,「那是,你想错了啊」
景她一定,十分恐惧亲人们从自己的身边消失这样的事。
虽然这样也觉得理所当然……。
ame " 紘 "
紘,「我不会那样简单就消失到哪去的,你想太多了啦」
;(ここ、目閉じで?)
ame " 景 "
景,「…………是呢,我也觉得大概如此」
景虽然点着头,但表情却完全没有想要认同的样子。
;(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我只是想说一次而已,仅仅,就此而已」
ame " 景 "
景,「抱歉,早上起来就说些奇怪的话,如果能忘掉的话就好」
ame " 紘 "
紘,「是吗」
虽然那我也同样不想认同,但也不值得再把这个话题缠下去。
正准备催景开始走的时候——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早上好~,啊,小景也在一起呢」
听到了可怕的不合时宜的明朗的声音。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差分もまだ来ていません)
ame " 紘 "
紘,「你就是专挑这种时机登场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唉?有什么不好吗?」
出现的宫子左右看看我和景的脸色,浮起不可思议的表情。
ame " 紘 "
紘,「倒不是有什么不好……怎么说好呢,对了,赶快给我前面走人」
ame "宫 子"
宫 子,「哇,还真是冷血的说话方式呢」
ame " 紘 "
紘,「我本来就是很冷淡的人」
唰。
突然、我的制服的袖子被人拉了起来。
ame " 紘 "
紘,「怎么了吗、景」
景像小孩子一般拉住了我的袖子。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却没有做声。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空气中却飘溢着微妙的不协调感。
刚才还在疯狂吹着的风也瞬间风平浪静,只有让人觉得疼痛的寂静包裹耳朵。
怎么办才好……。
就连一直都吵吵嚷嚷的宫子,都发着呆不说一句话。
;(手を離す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没什么」
在没有任何前兆的这么说了一句之后,景啪的松开了手。
ame " 景 "
景,「那个,宫村前辈」
ame "宫 子"
宫 子,「喵?」
景没有介意宫子玩笑般的回答,而有着认真的表情。
ame " 景 "
景,「之前说了些无聊的话,十分抱歉」
景轻轻的低下了头。
……在说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无聊的话……? 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这家伙不是一直都是逃课的吗。
;(景の表情、みやこの表情の変化には注意して)
;(紘が景に顔を向けるタイミングを次とするなら、ここは切り出しでうまく処理すること)
ame " 景 "
景,「什么事情——!」
ame " 紘 "
紘,「景、大庭广众之下不要随便发火」
我小声对她说了句悄悄话。
ame " 景 "
景,「……我,我知道的啦」
总算冷却下来的景瞪着宫子说道。
;(この前の地文でこの表情を?)
ame " 景 "
景,「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ame " 景 "
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能这样而已」
ame " 紘 "
紘,「喂,景,你真的有点奇怪啊」
到不如说是,感觉要上升到「可怕」的层次了。
;dwavestop 1っていうレベルまで来てるような。
ame " 景 "
景,「早就开始奇怪了……没注意到的只有我的哥哥而已吧」
怎么看都不象是在开玩笑。
好像在我不知道的期间内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ここ、d06表情でも?)
ame " 景 "
景,「我,先走一步了呢」
ame " 紘 "
紘,「唉?啊啊,嗯」
景她稍稍浮起了一丝笑容。
;(この表情、前の地文で?)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先行失礼一步了」
ame "宫 子"
宫 子,「啊,嗯,再见呢」
景她就那样小跑着离开了。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有些奇怪呢,小景」
目送着景小小的背影,宫子呆呆的说道。
ame " 紘 "
紘,「就算是景,也轮不到你来说『奇怪』这两个字」
;(笑顔にす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
ame "宫 子"
宫 子,「我很普通啊~,大概,要比广野君你所想的正经的多哦」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没有重新考虑的想法吗?」
ame " 紘 "
紘,「没可能啊」
ame "宫 子"
宫 子,「切~」
宫子她对着什么都没有的地面踢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啊」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她应该是从最开始就明白的呢,但是呢,就是因为明白才会感到痛苦,觉得残酷」
ame "宫 子"
宫 子,「白痴最好的啦,考虑不到什么麻烦的事情,幸幸福福的,每天都可以保持微笑」
ame " 紘 "
紘,「从真正的白痴的嘴里说出来很有说服力啊」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不饶人呢,对我说也就算了,对于其他人也说这么过分的话可不行呢」
ame " 紘 "
紘,「我可没有见风使鸵那种乖巧啊」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不乖巧呢,广野君也是,我也是,大家也——」
宫子噗的笑了起来。
风又一次开始吹起。
一边按住被风吹散的头发,宫子她——
;(ここの演出、注意。乱れる髪を押さえながら、、、なので、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もしくは新規にCGを作ってもらう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这阵风是从哪而来,又带来了什么呢……」
;(この切り出しはあんま良くないか?)
一边说着脑袋坏掉一样的话,一边呆呆的望向远方。
从正面吹拂而过的这冬日的风,也开始持久不断的跟宫子的头发玩耍起来。
;■背景:教室(冬、8時30分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実際はモブが入る?、、、が、教室朝のモブ入りはないんだな、、、どうすっべか)
坐到座位上,自然而然的长出了一口气。
ame " 紘 "
紘,「哈~为什么一大早的就非得这么累啊」
ame "京 介"
京 介,「哟,广野,精神不错嘛~」
京介像是刚刚到达教室的样子,提着提包走了过来。
ame " 紘 "
紘,「吵死了,回去」
;(ここからCG流用でインさせてます。もちっと前からでもアリ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あえてここで)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可能一大早就第一个回去嘛,我又不是宫村」
ame " 紘 "
紘,「越来越让人累了,少提那个名字」
唉,稍微等下。
ame " 紘 "
紘,「你这个语气貌似也是对宫——宫村很了解的样子啊」
之前,还无所谓的问出「在和宫村交往吗」那样的话,那只是在装糊涂吗?
;dwavestop 1とか訊いてきたけど、あれはとぼけてただけか?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嗯嗯?啊啊,算是吧,因为确实有些可爱的过分啊……」
ame " 紘 "
紘,「? 声音有些奇怪啊,我说你,难道……」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哎呀,年轻真是可怕啊」
这京介,那坏习惯也用到宫子身上了吗……。
;☆(aポーズのb03表情を用意してもらう?)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但是放心啦,宫村她十分~难对付来着,我很快就放弃了啦」
ame " 紘 "
紘,「为什么我会为这事放心啊?」
京介只是会心一笑,却没有回答。
ame " 紘 "
紘,「但是,还是真是没改变啊,我说你,稍微收敛一下如何」
ame "京 介"
京 介,「你的话里还是感觉不出友情啊」
ame " 紘 "
紘,「没有的东西你感觉个头啊你,说梦话也要有个程度」
ame "京 介"
京 介,「心情还真不好啊,干吗啊,分明左拥右抱两朵鲜花来学校的,还摆出这种态度对女孩子不是很失礼吗?」
ame " 紘 "
紘,「京介~!」
我站起身,抓起京介的胸襟。
;(表情、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こ、切り出しを?)
ame "京 介"
京 介,「干~嘛突然站起来啊」
ame " 紘 "
紘,「既然看到了就给我打个招呼,我被夹在那两个人中间有多不爽你知道吗!」
;(視線を横にそらしたものを?)
ame "京 介"
京 介,「就算你这么说,完全没有能让第三者插得进去的氛围嘛,来来,你自己看」
说着,京介拿起他自己爱用的那台摄影机,把液晶的显示屏对向这边。
ame "京 介"
京 介,「从客观上看一下不就明白了吗,你们早陷入到自己的平行世界中去了啊」
;(一周しかさせてないのはワザとで)
;(このCGからどこで通常CGに切り替えるかは注意のこと)
显示屏清清楚楚显示出来的是我和景,以及宫子。
ame " 紘 "
紘,「我说你,旁观不算你还摄影吗~!」
ame "京 介"
京 介,「拿起镜头的我,就不再是你的友人堤京介,而且拼尽全力寻找好的画面的,单纯的摄影者哦」
ame " 紘 "
紘,「白痴啊!」
;(フェイドグレイで入ってますが、レイヤーのみスクロールで移動させたいです)
我从京介一把夺过摄影机。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干嘛啊你」
ame " 紘 "
紘,「胶卷没收,我说你考虑下情况再拍好吧」
;(表情を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ame "京 介"
京 介,「切~」
真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啊,偶尔这也是必要的的哦,像这样,客观的认识自己,仅仅用自己的眼睛的话有很多东西会视而不见的呢」
ame " 紘 "
紘,「少装伟大,白痴」
什么用自己的眼睛看不见的东西啊。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被随便就拍出来……。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小看我的镜头的话可是会困扰的哦」
自信满满的京介这样说着……
我却…无法否定掉。
;■背景:学園?廊下(冬、11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実際はモブが入る?)
只用自己的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看不到的东西…吗……。
那种东西有很多吧。
镜头中的我。
在那冬日的寒风中,看着宫子的我。
在课休时间,从厕所回来的途中自然而然的走向了D班的教室。
D班认识的人很有那么几个,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啊啊,不是这样的。
说什么借口呢。
我大概只是,不得不去确认一件事。
对于现在的我是必要的,并且去理解的事。
一眼不看擦身而过的同学们,直直的走向D班的教室。
并不想要做什么。
只是,我就那样——
推开了D班教室的门扉。
ame " 紘 "
紘,「…………」
;★遠景CG 紘の視点、教室の扉から窓際のみやこ
;★遠景CGに小窓かぶせて、そこにみやこの顔UP入れるか
;UPは立ち絵をカットして流用できるか
;(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のこと)
虽然不知道她坐在哪,但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她的身影。
和谁都没有谈天,而是用手支着脸颊而把视线投向窗外。
没有感觉到不可思议,没有感觉好像很寂寞。
就那样自然的坐在那里——在从窗外射进的日光中,呆呆的宫子,就好像一副美丽的画一样。
如果是我的父亲或者姐姐的话,看到这幅光景也会自然的提起画笔的吧。
;(表示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もいい?)
从教室走出来的女孩子,用觉得我可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ame " 紘 "
紘,「啊,抱歉」
为了不妨碍那女孩子过路,我退后了一步。
当我的视线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
;(この前、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女子学生との距離の演出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
宫子已经向我这边看过来了。
在她有些惊讶的脸上,嘴微微张开着。
那景色就忽然变成了漫画的样子。
教室里中的宫子和,门外的我。
虽然现在和的距离并没有改变,但却觉得宫子比刚才要更加接近。
缠绕着的视线,涌上胸口的不知是什么的感情。
铛~叮~铛~咚~。
虽然铃声已不合时宜的响起。
但是,我和宫子只是互相看着彼此。
;■表情変化
随后宫子的脸上,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那种世界被漂白的感觉,瞬间在我的心中如裂开般一样扩散开来——
;■背景:教室(冬、15時
;■    広野紘:制服(冬?外出)
;(実際はモブが入る?)
拿起空空的提包站起身来。
京介他丢下要早去参加部团活动的话,连放学前的班会都没有听就逃掉了。
部团活动,好似很愉快的样子啊。
其他的同学们都——扬起和上课时不同的,充满活泼感的表情。
但对我来说,就算是放学,也完全没有解放的心情。
回到家等待我的也只有工作而已啊~。
……说起来我会有解放的一天吗?
虽然连载完成就可以自由,但可能的话还不想那么快就到迎来那一天。
ame " 紘 "
紘,「哈~」
回去吧。
;■背景:学園?廊下
缓缓地在走廊上走着的时候。
从窗外传来十分有威势的口号声。
运动部的人还真是一直都很有精神啊。
那精神也希望稍微分我一点啊。
ame " 紘 "
紘,「啊,对了」
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从今早来学校的时候感觉虽然有些含糊,但景的样子确实有些奇怪。
从几年前开始就微妙的经常脸红,平时很少有机会正面说话。
但是,再怎么说,我也是在学园内类似于景的保护者的存在……。
稍微去见下她也好吧?
select "去看下景的样子",*107_011,"就这样回去",*107_012
去看下景的样子
就这样回去
;◆選択肢
;■?景の様子を見に行く。
;■?そのまま帰る。
?嚢lreturn
;☆(↑って必要か?)
;■景の様子を見に行くを選択。
;■背景:学園?廊下(冬、15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1年级的教室也是很久不来了呢。
分明去年我还在这里,但现在却稍稍有些不习惯了。
就算不习惯也要往前走。
哪有时间去介意这群后辈。
咯啦。
;■背景:教室
;(あんまいい切り出しの仕方じゃないやも)
;(この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一年生の教室なので、通常背景から入る場合はモブにも注意。3年教室、、、じゃなくて2年教室と一緒のモブじゃまずいとか)
打开眼前的教室门,无视掉后辈觉得可疑的目光,走近那家伙的课桌。
目标在一边作着回去的准备,一边和附近座位的女孩聊着天。
ame " 紘 "
紘,「喂」
;(ぽかんとするタイミングに注意。a01のノーマル表情の使いどころも考えておくこと)
ame " 景 "
景,「……你怎么来了」
景呆呆的张着嘴看着站在桌前的我。
ame " 紘 "
紘,「还好,还没去参加部团活动的是吧,稍微过来下好吧?」
;(強気表情の使いどころはここでいいのか注意)
ame " 景 "
景,「虽然可以,但也不要堂堂正正的就走进低年级的教室好吧,大家会想成什么事的啊」
如景所言,留在教室里的1年级学生们都明显露着疑惑的表情。
ame " 紘 "
紘,「什么事都没啊,走吧」
我拉起景的手开始走起来。
;(通常フェードで?)
ame " 景 "
景,「稍,稍等一下啊,哥——前辈!」
;■背景:学園?階段
ame " 景 "
景,「真是的,不要这样好吧!」
走到楼梯的地方时,景啪的拍掉了我的手。
ame " 紘 "
紘,「你想的太多了啦」
ame " 景 "
景,「前辈太不注意了好吧!要是传出什么奇怪的流言怎么办啊」
ame " 紘 "
紘,「脸红的像熟透的一样说什么呢,我说你,没病吧?」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say ,「うつむいて」
ame " 景 "
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景她发出不算声音的声音,低下了头。
ame " 紘 "
紘,「抱歉,抱歉,说笑的啦」
ame " 景 "
景,「最讨厌你了啦……」
是在哭还是在生气啊。
还是一如既往的麻烦的性格啊,景。
ame " 景 "
景,「总有一天吊死你……」
ame " 紘 "
紘,「…………」
在,在哪作呢……。
ame " 景 "
景,「够了,到底干嘛,有什么话要说啊,不会什么话都没还玩刚才那样的羞耻PLAY吧!」
ame " 紘 "
紘,「我说你,ON/OFF太激烈了吧」
刚才的也算不上什么羞耻PLAY吧我说。
ame " 景 "
景,「不是前辈你按的开关吗!又不是我的错!」
而且还反过来发火。
我叹了一口气,啪的把手放在了景的头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所,所以说了这样的事情——」
ame " 紘 "
,「嘛,总之精神还是精神着的」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不要一个人自己在那认同好吧」
ame " 紘 "
紘,「虽然精神着好……」
ame " 紘 "
紘,「但是有一句话让我说出来,你也稍微放松下吧」
希望景她能生活的更为自然。
嗯,像那家伙一样轻松着,浮起普通的笑颜——
ame " 景 "
景,「……我看起来就像那么顽固的人吗?」
ame " 紘 "
紘,「部分吧」
ame " 紘 "
紘,「特别是最近的你,不是自己也说了自己奇怪了吗」
ame " 紘 "
紘,「虽然你可能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
ame " 景 "
景,「没有」
清楚的丢出一句话。
;(04a04の多用、注意)
ame " 景 "
景,「没有什么各种各样,我之所以会奇怪,原因只会有一个而已!」
ame " 紘 "
紘,「什么啊,那个原因」
;■御影チェッ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この後で?01a06も視野に)
啪,景退后了一步。
ame " 景 "
景,「你很烦唉,这点事情自己去——」
;■御影チェック
ame "瑞 希"
瑞 希,「景前~辈~!」
突然、从楼梯下面传来一声大大的喊声。
ame " 紘 "
紘,「唉」
ame " 景 "
景,「瑞希、来了吗?」
景用稍微有些惊讶的声音说道。
;■御影チェック
;(景の01、02ポーズと瑞 希を並ばせると、景の身長差に違和が出るんだな、、、並べる場合は01,02ポーズ以外のものを使って?)
ame "瑞 希"
瑞 希,「是是,你的瑞希,在此见参!」
就像要摇出尾巴那样,羽山愉快的说着。
ame "瑞 希"
瑞 希,「景前辈怎么都不见出现,就来接你了哦!」
;■御影チェック
;(景の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是,是啊,抱歉呢」
说起来,还有和附中篮球部的共同练习来着。
ame "瑞 希"
瑞 希,「就是如此,去练习了啦,大家都已经到了哦~」
ame " 紘 "
紘,「我说啊,羽山,我这边的话还没——」
ame "瑞 希"
瑞 希,「你说什么了吗?」
浮起对景完全相反的表情,羽山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ame " 紘 "
紘,「我还有点话要和景……」
ame "瑞 希"
瑞 希,「不能随便和我的景前辈说话」
ame " 紘 "
紘,「怎么能这样」
ame " 景 "
景,「什么时候我成了瑞希的所有物了……」
ame "瑞 希"
瑞 希,「那就这样了哦,紘前辈」
无视我们两个的话,羽山拉起了景的手。
ame "瑞 希"
瑞 希,「那就再见了哦~☆」
;(景の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回见」
带着复杂的表情,景轻轻的挥了下手。
然后她就那么被羽山拉着离开了。
ame " 紘 "
紘,「算什么啊」
不由得嘟囔起来。
羽山那白痴,也太不会挑时机了吧。
ame " 紘 "
紘,「……但是嘛,算了」
也并不是没有精神,以后有时间再多问些吧。
机会之类有一堆呢。
とreturn
;■#say ,「そのまま帰る」
;dwavestop 1を選択。
;■背景:学園?階段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廊下からこの画像への移行、しっかりと)
……景,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一直这样注意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还有我要作的事情在。
ame " 紘 "
紘,「回去也没事吧」
;■御影チェック
;■ 目線逸れてて気持ち悪いな……。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のこと)
;(ここから立ち絵、モブのイベントCGへと繋げていき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回去不行哦」
ame " 紘 "
紘,「唉?」
就好像是瞬间移动一样,宫子突然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ame " 紘 "
紘,「宫,宫子?」
脸开始发烫,心跳开始加速。
为什么我会如此动摇呢。
;(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稍微来下」
也不等这边的回答,宫子就拉着我的手走了起来。
;(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40でもいい?)
ame " 紘 "
紘,「稍,稍等一下啊我说,来下去哪」
ame "宫 子"
宫 子,「屋顶」
仅仅回答了这些,宫子就噌噌的走上了楼梯。
;■屋上(冬、15時30分
;(この切り出しだと、紘に当たる風が強くないように見える、、、のがネックだな)
;(いきなりイベントCGに移行させてますが、絵でも#say ,「屋上」
;dwavestop 1であることを強調したい場合は、通常背景を挿むこと)
ame " 紘 "
紘,「干嘛啊,真是的」
我一边挥掉宫子的手一边说。
虽说预想到今天的风会很大……。
但屋顶的风却强到了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程度。
ame "宫 子"
宫 子,「呜~,果然很厉害呢,风」
;(↑と切り出し逆転?)
宫子的手紧紧按着头发和裙子。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除了广野君以外也没别的人,不按裙子也无所谓的吧?」
;(a01表情の使いどころ、注意して。切り出しを一部ハキして?)
说着,眼睛往上看着我征求这边的同意。
ame " 紘 "
紘,「我说你,不要老戏弄人啊」
我脸红着说。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不是随便就戏弄人啊~,我只会戏弄会作出有趣反应的人哦」
ame " 紘 "
紘,「……我可不是你的玩具啊」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我最开始是打算把你玩具的呢~」
ame " 紘 "
紘,「果然……最开始什么?」
;(音楽位置は注意して。選曲含めて。音声が来てから、もう一度、確認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但是还真是糟糕呢」
虽然我的问题被无视掉,但我也差不多习惯宫子这种态度了。
ame " 紘 "
紘,「……什么真是糟糕?」
;(この前で06表情を?)
ame "宫 子"
宫 子,「嗯~,稍微有点小事,稍微变的麻烦起来了呢,真是的,怎么办呢」
ame " 紘 "
紘,「完全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宫子睁着本来就大大的眼睛盯着这边看。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是哪错了呢,我是在这么想」
ame " 紘 "
紘,「所以说,我完全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班上的同学呢,这么说,我耳朵很尖所以听到了啦」
宫子把视线移向一边说道。
;■真面目
ame "宫 子"
宫 子,「宫村同学,也会那样的笑起来呢——之类的」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失礼啊,我也是人,肯定会笑的啊」
ame " 紘 "
紘,「我到觉得是一直都看到你在笑来着」
虽然偶尔也会露出认真的表情,但大体上都像白痴一样在傻笑着。
……一直都在笑着的女孩,吗。
这样想起来,总觉得有点可疑的味道。
这世间可不是能一直保持微笑那么轻松的。
ame " 紘 "
紘,「嘛,那到也算了啦」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说起来你不是有事吗,到底要干吗?」
ame "宫 子"
宫 子,「嗯~?唉~嗯……怎么说好呢」
虽然像是作出考虑的样子,但完全没有在考虑的感觉。
ame " 紘 "
紘,「无,无所谓了」
就算被说明,我也不能保证可以理解。
ame " 紘 "
紘,「已经没事了吧,那我就要回去了,你怎么办?」
好像又想说去你家之类的样子。
ame "宫 子"
宫 子,「不怎么办啊,今天要去买东西,啊,不能跟过来哦,也要买女孩子的秘密的东西呢」
;(紘の表情変え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谁要去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就喜欢明事理的好孩子哦」
宫子微笑起来。
就好像把人当弟弟看了一样……。
而且确实有一点。
看到宫子的笑颜时,会有确实的满足感。
就好像找到忘记的重要的东西那样——取回什么的奇妙的感觉。
;■背景:紘自室(冬、18時
;■    広野紘<嚱服(冬)
;(とりあえずこのCG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再利用ということで)
先找到整体的平衡感。
这时的描线要尽量的细微,细到手上的肤脂一抹就能让之消失的程度。
然后画出脸的轮廓,然后按照顺序画上鼻,嘴,眉,眼的部分。
我曾经十分喜欢人物的样子一点点浮现出来的这个过程。
然后,何时开始失去了这份高扬感呢。
考虑对话的时候也就算了,打草稿和描线变成单纯的「工作」已经感觉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dwavestop 1になってしまって久しい。
分明以前画漫画的整个过程都是愉快的。
带着这种冷淡的心情动手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呢?
各种各样的事情累加起来让铅笔越来越重。
ame " 紘 "
紘,「……不想了啦」
再慢吞吞的话某个魔鬼不会一声不吭的。
又加了一把力气到拿笔的手上。
;(挿入位置、注意。ペンが置かれていることにも注意。このペンとは別のペンを紘は握っているという逃げ?)
而且,也差不多了吧——
;☆(ここ、087画像のどこかピカピカ光らせましょうよ、ええ)
哔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
ame " 紘 "
紘,「看吧果然来了」
;(033画像は挿まないという演出もあり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也不是总是有业务联络,但大村先生的电话总不会少。
这样每天都会打来的电话,再怎么说都会有压力。
所以才要赶在截稿之前交稿啊。
ame " 紘 "
紘,「啊,您好——」
???,『您好……』
ame " 紘 "
紘,「嗯!?」
和预料的正好相反,听到的完全不是大叔粗糙的声音。
;☆(#say ,「着信」
;dwavestop 1の文字、変えてもらうか?ちょっと留意)
啪的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向液晶画面。
来点显示上清楚表示出「公用电话」几个字
;dwavestop 1と表示されていた。
ame " 紘 "
紘,「唉,谁?」
ame "宫 子"
宫 子,『是我』
ame " 紘 "
紘,「什么啊,宫子啊」
难得有人从公用电话打进来,我还以为谁呢。
ame "宫 子"
宫 子,「嗯,广野君,现在在作什么呢?」
;(切り替えは注意)
ame " 紘 "
紘,「作什么,自然是在工作」
ame "宫 子"
宫 子,『稍微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能听我说吗?』
ame " 紘 "
紘,『怎么了,听起来没什么精神呢,怎么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
从电话那边,传来轻轻的叹息声。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我刚才去附近的小区买东西来着』
; 好感度判定
;■107_02を通過してる場合。
ame " 紘 "
紘,「买东西?买东西怎么了吗?」
不会是又被抢劫,回不去了吧。
;■107_03を通過してる場合。
ame " 紘 "
紘,「啊啊」
说起来,在屋顶说过要去买东西来着。
;■以下、変更無し。
ame "宫 子"
宫 子,『然后呢,在回去的路上……那个、』
不知为何突然不说话了。
ame " 紘 "
紘,「有话想说就说啊,我会听下去的啦」
啊啊,为什么我要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啊。
在景她们面前分明老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ame "宫 子"
宫 子,〖在电车里』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被人骚扰了』
ame " 紘 "
紘,「…………」
怎么,原来如此吗——总不能这么说。
ame " 紘 "
紘,「嘛,怎么说呢,还真糟糕啊」
ame "宫 子"
宫 子,『特别让人恶心,没有我的许可就随便碰我……』
ame " 紘 "
紘,「抓住犯人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可能做的到吗,男人虽然应该不会明白,但真的好可怕……』
ame " 紘 "
紘,「虽说如此……那,想我做些什么好呢」
ame "宫 子"
宫 子,「来接我,现在,在音羽的车站」
;(ここから頻繁に切り替えて、みやこの不安定な感情を表現していくの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ame " 紘 "
紘,「……为什么要这样?」
被人骚扰和去接她是怎么联系起来的。
ame "宫 子"
宫 子,「好害怕」
ame " 紘 "
紘,「哈?」
ame "宫 子"
宫 子,『一个人回家好害怕!所以来接我啊!』
该说是任性呢……还是什么呢。
ame " 紘 "
紘,「等下等下,为什么要来拜托我」
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忙。
ame " 紘 "
紘,「仅仅是去接你这种小事,不是也无所——」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我分明在求广野君,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ame " 紘 "
紘,「…………」
select "去接宫子",*107_041,"工作优先",*107_042
去接宫子
工作优先
;◆選択肢
;■?みやこを迎えにいく
;■?仕事を優先する
;■#say ,「迎えにいく」
;dwavestop 1を選択。
;■背景:駅前広場(冬)、19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于是,便有了没能拒绝而去接人了的笨蛋一名。
对方的宫子该怎么说呢——
;(モブ入りにしてあり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风差不多已经停了呢,今天一直被头发搔得眼睛痛痛的好难受呢」
刚才那副小媳妇的样子哪去了。
仅仅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高兴而已。
难道说,说害怕什么的只是幌子,又跟往常一样在耍我吗?
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说广野君,生气了吗?」
宫子停下脚步,这样说道。
ame " 紘 "
紘,「别把我当成随叫随到的那么好用的人就行,这次只是偶尔为之」
;■真面目
ame "宫 子"
宫 子,「我想着就是随叫随到的……」
ame " 紘 "
紘,「给我等下」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G~O~!那样叫着,然后水池的水就被分开,从那里缓缓的现出身影…」
ame " 紘 "
紘,「我是从哪来的巨大机器人啊」
再说,这也太老套了吧。
ame " 紘 "
紘,「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赶快给我走啦」
;(表情とポーズ変化、注意)
虽然我这么说,宫子却没有移动一步。
刚才过分的淘气不知何时已经飞走,留下的一张认真的脸。
ame " 紘 "
紘,「喂」
ame "宫 子"
宫 子,「广野君,还没吃晚饭吗?」
ame " 紘 "
紘,「……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作为还礼今天也作晚饭给你吃,去下商店街买点东西吧」
也就是要去我家了吗。
然后还不得不把她送回自己家去……。
虽然比较麻烦,但宫子作的饭确实很有魅力。
ame " 紘 "
紘,「那还真是感谢……准备做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海鲜咖喱饭怎么样呢,虽然会稍微花些时间」
ame " 紘 "
紘,「时间无所谓了,倒是,还没吃过海鲜咖喱饭呢,很好吃吗?」
ame "宫 子"
宫 子,「很好吃啊,虾仁,墨鱼以及海贝,而且还要加入没刺的鱼身,别长时间的煮才是要点哦」
宫子她浮起一副从心底高兴的表情。
ame " 紘 "
紘,「嘿唉~」
ame " 紘 "
紘,「说起来,你很喜欢鱼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超喜欢,但是,鱼那边却不爱我啊~」
ame " 紘 "
紘,「那算什么,被鱼爱上也会困扰的吧」
倒是,少用爱这个词啊。
ame "宫 子"
宫 子,「会困扰……吗?」
ame " 紘 "
紘,「如果是我的话,对象比起鱼类来,还是人类好点」
;(表情注意。ポーズも変える?05ポーズとか)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是小景的话更好?」
ame " 紘 "
紘,「……少把话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ここから切り出しで?)
我这么说着,背向宫子走了起来。
不跟过来的话也无所谓。
现在不想在这提到景。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紘君?
ame " 紘 "
紘,「干吗啊」
被这样叫就站住,正是我的温柔之处啊。
;(ここでb02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手,牵起来好吗」
对着转过头的头,宫子轻轻说道。
ame " 紘 "
紘,「不要,牵手什么的」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讨厌的话就算了,但是,如果只是害羞的话……不也好吗,牵起来吧」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虽然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软弱无力,但是那样的,经历多少次也不会习惯啊」
遭遇过很多次吗。
但是,嘛……被盯上也不是无稽之谈,再怎么说也有着这样的外表啊。
;(b03とb04の使い分け、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在这个时候,就算像我这样总是孤独飘荡的人也会有需要呢」
ame " 紘 "
紘,「需要,需要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能让我觉得并不孤独的人」
……果然女人是狡猾的。
不对,是宫子是狡猾的。
;(紘の表情、ここで変えていいか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你想说的话还是一直理解不能」
在一边说出掩盖害羞的同时。
;(もう少し左寄りに?)
我,紧紧的抓住了宫子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哈~」
ame " 紘 "
紘,「干吗一副发呆的表情啊你」
怎么都行给点反应好吧,越来越让人害羞了。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真的没想到会牵起来呢」
ame " 紘 "
紘,「那我松开了」
ame "宫 子"
宫 子,「呜哇,不行不行!松开的话我恨你一生~」
这样说着,宫子抱住了我的手臂,怎样都挥不掉。
这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这家伙又心血来潮的原因吧。
一定是这样没错。
轤?ゃなreturn
;■仕事を優先するを選択。
ame " 紘 "
紘,「没什么为什么吧,我还不得不工作,没办法的事情啊」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
ame " 紘 "
紘,「又不是三岁小孩,懂点事啊」
;■御影チェック
;■ 電話を切った際は、それにあわせてボイスが止まるように修正します。
;■ 切ったはずなのにボイスがあると変だ。
;■ ただし、一部例外はもうけます(途中で切れるのが逆におかしな場合)。
我就说了这些,然后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
ame " 紘 "
紘,「真是的,老这样麻烦别人会让人困扰的啊」
虽然被骚扰了是挺可怜的。
一个人走夜路回家会害怕也可以理解。
但是,就因如此为什么我非得去接她不可。
ame " 紘 "
紘,「少开玩笑了」
我发着牢骚,再次看向原稿。
草稿还剩一堆啊。
这次有动作的情节,分格比较多而很耗费时间。
嘛,分格的也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啊。
ame " 紘 "
紘,「现在嗯,不快点结束草稿然后描线的话」
;(ここか3点リーダーの途中で、紘の顔を携帯の方に振り向かせるか?つまり033b01を使うかってこと)
……………………
…………
……
ame " 紘 "
紘,「啊~~~!」
我摔下铅笔喊起来。
不行,完全没有头绪。
不知为何不爽起来。
在这种状态下画下去也……。
ame " 紘 "
紘,「对了」
ame " 紘 "
紘,「说起来,还没吃过饭呢」
所以才会这么难受,嗯。
;(ここら辺の3点リーダーも絡めた演出は、しっかりと行っていくこと)
…………
……
买来备用的食料一点不剩
ame " 紘 "
紘,「对于一个人住这也是必然之一吗……」
总之先冷静下来。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心情。
是因为看过那个笑容之后——不能再无视那家伙所说的话吗。
可恶,结果还是变成这样啊——
一边考虑着遇到宫子时该说什么,我把手伸向了外套。
;■背景:駅前広場(冬)、20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モブ入りにしてあり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太慢了!太慢了!」
宫子不满的比我要快。
ame " 紘 "
紘,「那就是你见到自己拜托帮忙的人来时的第一声吗
虽然没说要去接她却还一直等着,让我稍微有些吃惊。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实在是太慢了啊,还在想是不是真的不会来了?」
ame " 紘 "
紘,「也不至于到满眼含泪的地步吧」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风停了,但还是好~冷好冷呢……」
用那种带哭的声音说话太卑鄙了吧。
我也不是恶鬼也不是罗刹,良心也会疼的啊。
ame " 紘 "
紘,「知道了啦,我错了行了吧,这样就不生气了吧」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觉得是在自暴自弃的敷衍我……」
公主殿下貌似还是不满意。
ame " 紘 "
紘,「赶快走吧,我还得回去继续工作呢」
;(ここ、空に移行?)
我转过身,而宫子也紧紧跟在后面走了起来。
;■背景:十字路
;☆(住宅地から十字路に変更になってるな、、、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说起来,到这就行了吧?你家」
;(この前の紘の台詞でみやこの立ち絵表示?)
ame "宫 子"
宫 子,「能不能先去下广野君家呢……现在回去家里也没有人呢」
ame " 紘 "
紘,「……虽然可以,但有一个交换条件,你做饭给我吃」
ame "宫 子"
宫 子,「呜嗯,好啊」
宫子的脸突然有了光泽。
ame "宫 子"
宫 子,「那就做海鲜咖喱饭怎么样」
ame " 紘 "
紘,「咖喱?又要作那些费工夫的东西」
我这边可是饿的要死啊。
;(目線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要做好吃的东西自然要费相应的工夫啊」
突然宫子用像是在询问我反应似的眼睛看着我。
ame " 紘 "
紘,「……知道了,知道了啦。怎样都无所谓了啦」
ame " 紘 "
紘,「那就不得不在回去之前去躺商店街了呢」
;.message#say 690#say #say  紘 #say #say ,「なら、帰る前に商店街に寄らないとな」
ame "宫 子"
宫 子,「不愧是广野君,知道人要说什么」
宫子的表情一瞬间闪烁起来。
还真实突然心情就好了啊。
ame " 紘 "
紘,「另外问下,作的话要费多长时间呢?」
ame "宫 子"
宫 子,「嗯~,不买材料的话不清楚了啦,但估计会费些工夫呢~」
ame " 紘 "
紘,「不是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吃咖喱之前先吃掉我怎样?」
ame " 紘 "
紘,「…………」
ame " 紘 "
紘,「刚才,你说什么了?」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
宫子把手在胸前挥来挥去。
ame "宫 子"
宫 子,「说笑了啦」
ame " 紘 "
紘,「我说你,也差不多少开些这种擦边的玩笑啊」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不好笑么……」
ame " 紘 "
紘,「你这叫恶趣味,恶趣味」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说相声的道路还真是辛苦啊……」
ame " 紘 "
紘,「那种道路不走也行」
总之现在是在往商店街走着。
大概走了几分钟后。
;■背景:商店街
;(とりあえずモブ入りにしてあります)
刚刚到达商店街的时候,宫子突然啪啪的拍了几下我的肩。
;.message#say 890#say #say #say 目的の商店街が見え始めたところで、みやこはとんとんと俺の肩を叩いた。
ame "宫 子"
宫 子,「喂喂,有一件事想要拜托」
ame " 紘 "
紘,「我说你不觉得拜托太多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什么大事啦……好嘛?」
反正也拒绝不了的吧。
含糊回答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点了点头。
ame " 紘 "
紘,「……又干吗」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从现在开始呢……称呼你『紘君』可以吗?」
ame " 紘 "
紘,「为啥是敬语捏」
;(#say ,「笑いながら」
ame "宫 子"
宫 子,「为啥是大阪腔捏」
宫子虽然一边在笑着,但目光却注视着我的反应。
仅仅在期待着一个回答。
如果我要是说出不同的答案呢……?
那样说会怎么样,虽说我也很想知道。
ame " 紘 "
紘,「随你便了」
但却这样说出来的该算是我的温柔——不对,极限才对吧。
;(この表情とポーズの多用、注意。ポーズ変えて、次のみやこの台詞でこの立ち絵を?)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ame " 紘 "
紘,「干吗」
ame "宫 子"
宫 子,「没什么,只是叫叫看」
别那么高兴好吧。
大概我只是——害怕被讨厌而已。
在现在来说,应该还没有除此以外的心情。
#title 第一章_day8
;■<1章:8日目>
;■背景:イメージBG?
;■    広野紘 <嚱服(冬)
;■    雨宫优子<嚱服(冬)
;(とりあえず白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が、ここ、イベントCGきちんとありますので)
;(ここ、向かって左上に优子?口元をマスク入りでのせて、天から語りかけているように演出?その場合は横顔アップを使って)
所追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自己到底缺少什么。
如果确实有所缺少,那就祈祷可以得到。
只是,在漫长的人生中,去追寻什么的时候——也总会忘记更加重要的事物的啊。
???,「于是,你现在,正在想起你所忘记的」
???,「更为重要的事物究竟是什么,看来你已经理解了呢」
ame " 紘 "
紘,「……大概吧」
不知何时,在梦中遇到的少女。
突然的再会,也让我没有半点惊异。
就好像她在那儿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但是」
???,「取回什么东西的时候,必然也要同时失去些什么,不是吗?」
ame " 紘 "
紘,「没啊,那种东西」
她浮起稍微有些困扰的微笑。
???,「你一直看往前方……所以才没有注意到呢,虽然这不能说是坏事」
ame " 紘 "
紘,「就算是坏事,现在也无法回头了啊,已经早已起跑了啊」
???,「不,还有机会呢,只是你现在仍未发现」
???,「自己的心,对于那些女孩真正的心情」
ame " 紘 "
紘,「那些女孩,你指谁啊」
???,「那个,我想你也是知道的哦」
教诫般的口气,柔和的语调。
???,「在你的前方,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艰辛等待着」
???,「那会是,十分十分的痛苦艰辛,艰辛到眼泪流干的地步,会想要逃走也说不定」
ame " 紘 "
紘,「干吗啊你,恐吓我么……?」
给我展示出这样的未来会很麻烦的啊。
???,「不,没事的」
???,「一定没事的,因为你已经懂得了什么叫做温暖,只要有被温柔环绕过的记忆在,你就不会走向错误的方向」
???,「一定,如此」
;■背景:紘自室(冬、6時
;■    広野紘<嚱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ここ、入りは通常フェードで?)
在门边惊了一下而一瞬停下脚步的景,咚咚咚的走了过来。
ame " 景 "
景,「早安」
ame " 紘 "
紘,「啊啊,早安」
我用手支着脸说到。
桌子上放着画到一半的原稿,但被景看到也无所谓。
景在我身边理所当然,因为她是比谁都可以信用的人。
一直在身边最近的人就是景……。
ame " 景 "
景,「今天是少见的早起呢?还是没睡呢?」
;(紘の表情、注意して。01の「呆けた」
;dwavestop 1が適当?)
ame " 紘 "
紘,「稍微打了个小瞌睡……不知道看到什么奇怪的梦就醒了」
ame " 景 "
景,「梦,吗……」
ame " 景 "
景,「无论是哪个,在这种时间的哥哥的眼睛是睁着的真是奇迹,明天说不定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
ame " 紘 "
紘,「……用点更有艺术性的说法好吧」
;(そっぽを向かせ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併せて)
ame " 景 "
景,「抱歉啊,反正我没艺术细胞啊,除了运动以外一无所长」
ame " 紘 "
紘,「我也没说到那地步吧」
景嘟起嘴唇,把头转向一边。
ame " 紘 "
紘,「好歹也是个大人了,不要老耍小孩脾气」
我用手指在她头上咯吱咯吱划着说。
ame " 紘 "
紘,「我说你,今天的晨练呢?」
;(b差分からこのc差分への移行、注意。景の姿勢の変化、、、は問題ないか)
ame " 景 "
景,「去晨练之前稍微过来下而已,嗯……有着咖喱似的味道呢」
ame " 紘 "
紘,「不是什么似的,就是咖喱,还真能闻出来啊,分明放在冰箱里的」
;☆(立ち上がって、、、注意して)
景站起身,去看了一眼冰箱。
ame " 景 "
景,「哼~嗯……」
;(絵とのタイミングが微妙にズレているので注意)
景一边关上冰箱的门走回来,一边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着头。
;(この挿入タイミングでいいか、留意のこと。さらに紘の椅子向きが変わるので、併せて注意)
然后,停在了我的面前。
ame " 紘 "
紘,「干吗?」
ame " 景 "
景,「坐在你身边可以吗?」
ame " 紘 "
紘,「随便你,无所谓……我说,晨练呢」
;(c01からd01までの流れ、紘の向き、、、というか姿勢などを考慮に、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黒い丸椅子の移動も、1カットでやってしまってよいのか注意)
景也不回答,拉起椅子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message#say 650#say #say #say 景は返事をせず、俺の隣に腰を下ろした。
ame " 景 "
景,「原稿进展不错?」
ame " 紘 "
紘,「有进展的话我就好好睡觉了」
景拿起一张才刚刚画到一半的原稿。
ame " 景 "
景,「原来如此,这次看来也很危险呢」
ame " 景 "
景,「……嗯?」
突然景的声音有些惊讶。
ame " 紘 "
紘,「怎么了?」
ame " 景 "
景,「只是有描线跟以往的风格不太一样的感觉」
ame " 紘 "
紘,「我说你,知道什么叫描线吗」
ame " 景 "
景,「如果是哥哥的话当然知道,都已经多少年了呢,不同的一眼就看的明白」
ame " 紘 "
紘,「分明不明白嘛,跟以往没改变啊」
ame " 景 "
景,「是这样吗……」
虽然表情还没认同,景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把原稿放了回去。
景会这么细腻颇为少见。
不是出什么事反常了吧。
ame " 景 "
景,「以前…」
ame " 紘 "
紘,「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閉じ目にさせていいかも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以前经常这样呢」
景稍稍晃了下头,顿时有淡淡的芳香扩散开来。
确实,小时候天天呆在景她们的屋子里面。
并座在一起,并不说什么话,只是埋头看景收集的少女漫画。
只是,那个时候这家伙身上飘出过这么好闻的味道过吗。
ame " 紘 "
紘,「…………」
;☆(ここだけ、ビスタにするのもありかもしれません。もしくは、とにかく画面を狭める演出で?)
;(挿入位置は注意のこと。切り出し位置は、もう少し上に?)
小小的脸,一直都很强气的眼神。
虽然是看惯的脸,但却稍微看到嘴唇上少许的光泽。
因为最近比较干燥,大概涂了些唇膏吧。
在这么近看起来,景的嘴唇有着奇特的柔软。
;(景もこの表情のままでいいのか、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
狠狠的摇了摇头,赶走那些白痴般的想法。
景,并不是那样的啊。
……但又是哪样呢?
ame " 景 "
景,「但是」
ame " 紘 "
紘,「唉?」
ame " 景 "
景,「但是现在呢,哥哥从读漫画变成了画漫画,而我也天天忙于部团活动漫画看的越来越少了」
ame " 紘 "
紘,「干吗啊你,就要死了吗?」
;■御影チェック
;■ また落ち込むと後である以上、ここで一度目を開けさせるか。
;■ どうかな。確かに表情がパーペキにはあわないから動かしすぎかな?
ame " 景 "
景,「我还这么年轻干吗要死!」
ame " 紘 "
紘,「哎呀,你不是说着像怀念过去的老人那样的话」
再怎么说,景也不像会提往事的人物类型。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景 "
景,「并不是那么回事啊…」
突然情绪又低落下去。
ame " 景 "
景,「只是,果然我和哥哥都变了好多,跟那个时候有太大的不同了」
ame " 紘 "
紘,「当然会变的啊,倒是,如果保持那样才会让人不适」
ame " 紘 "
紘,「不过你呢,身高和胸部倒没怎么变」
;(ここの演出は注意のこと。頭突きらしいので、拡大縮小の画面効果をあざとく使うの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
咚!
ame " 紘 "
紘,「痛痛!」
景用头对下颚来了一下狠狠的爆击。
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普通的女性会有头撞人的吗!」
;(すました顔、、、だからこの表情はちと違うのかもしれんが)
ame " 景 "
景,「真不凑巧,我不是什么普通的女性」
景一副清爽的表情。
ame " 紘 "
紘,「完全复活了啊……」
;(ここがd03か?確認して、おかしいようなら修正のこと)
ame " 景 "
景,「是啊,我就是不普通,这么的身体打篮球之类也不会被人认为是普通的吧」
ame " 景 "
景,「但是,哥哥不也一样吗」
ame " 景 "
景,「分明是个男人,却是少女漫画家,而且还有连载,在这条路上走到无法回头的地步」
ame " 紘 "
紘,「你到底想说什么」
ame " 景 "
景,「呵呵」
看到景少见的没有任何恶意的笑容,不觉有些心跳加速。
ame " 景 "
景,「只是在想虽然我们兄妹……但确实有些像呢,比如明白是勉强的事情却勉强去做之类」
ame " 紘 "
紘,「……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吃错什么药了」
ame " 景 "
景,「正常的话就无法和哥哥交往下去了啊」
景淡淡的说着,站了起来。
我的周围没有正常的人,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吗……。
ame " 景 "
景,「嗯,就是勉强自己也不能放弃,在这点上,我的年龄可是比哥哥长啊」
虽然景到底想说什么我完全理解不能。
虽然不知为何,但可以确认的是景貌似已经恢复之前的开朗了。
;■背景:教室(冬、8時30分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ame "京 介"
京 介,「重新振作的人还真是厉害啊」
刚刚坐到位置上,京介便不知从哪冒出来,丢出这样的话来。
ame " 紘 "
紘,「那算什么啊,这个学校最近的倾向是以搞迷糊我为乐吗?」
ame "京 介"
京 介,「那种学校,我可不想上啊……」
京介一副从心底觉得讨厌的表情。
当然,我更讨厌。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到不是那回事啦,摄影研究部的人脑袋还真是石头啊,只会想到些那的摄影研究部都会做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
ame "京 介"
京 介,「结局,几乎所有的人都无法突破那个陈旧的框架思维……就因为这个,就毫无根据的说常见剧情有什么坏的之类,真是让人头痛啊」
ame " 紘 "
紘,「我对部团活动一无所知啊,你我对我说这些也没用」
;(「寝るなよ!」
;dwavestop 1……で表情変わる気もしますが、保留)
ame "京 介"
京 介,「沉默的听下去才叫友情吧……唉少睡觉啊你!」
我勉勉强强的抬起头。
ame " 紘 "
紘,「既然沉默无所谓,那睡觉不也一样嘛」
ame "京 介"
京 介,「完全不一样!和睡着的人大聊特聊,那我不就单纯是个危险人物了而已了吗!」
ame " 紘 "
紘,「从世界上所有的女性的视点来看,你都已经够危险了」
反正也没什么区别。
ame "京 介"
京 介,「别把人说成强奸犯一样的变态好吧」
;(a05は「ジト目」
;dwavestop 1表情ではない気もしますが、とりあえずこれでアタッチ)
ame "京 介"
京 介,「再说,如果提起现在的这个学园的女性公敌的话,第一位被举出来的就该是你吧」
ame " 紘 "
紘,「干吗会是我啊!」
ame "京 介"
京 介,「咦,不知道吗」
;(ここでa01表情を?)
京介轻轻咳嗽了一声。
ame " 紘 "
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抑制住自己的不安问道。
;dwavestop 1のa07表情を?)
ame "京 介"
京 介,「简单的说……『广野紘、新藤景、宫村宫子的三角关系会如何进展』这样子,已经成为学园内不小的话题了哦」
ame " 紘 "
紘,「哈!?」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のこと。この前の台詞で、このポーズに?)
ame "京 介"
京 介,「也就是说……」
;☆(さらにこの後の京介の表情にも気を配って。表情をまだ入れてない?)
京介开始为我说明起来。
原来,学园的同学们都认为是我和景在交往。
嘛,一直在一起会被这样误解也是没办法的吧。
然后,最近和宫子的接触又比较多……。
ame "京 介"
京 介,「简而言之,你就是那脚踏两头船的臭男人」
ame " 紘 "
紘,「…………」
ame " 紘 "
紘,「一直以为这个学校的人都是一心升学的书虫……没想到还会流传出这么无聊的流言……」
真是头痛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同学是1年级就被篮球部正式录用的好手,在学年内无关性别人气都很高,宫村她的可爱也是一眼就看的出来」
ame "京 介"
京 介,「而你呢……作为逃课神而十分有名啊」
ame " 紘 "
紘,「…………」
怎么感觉跟其他二人好大的差别啊。
ame "京 介"
京 介,「这个组合的话,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学校也会有流言啊,就算是受验高中,来这的也都是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啊」
ame " 紘 "
紘,「原来如此」
学校的家伙们怎么想虽然无所谓,但被当戏看的话就有点那什么了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2文後でこのCGを?)
ame "京 介"
京 介,「除此以外,还有这种东西的哦」
ame " 紘 "
紘,「又是什么?」
京介从口袋中取出来一枚折好的纸片。
拿过来看下内容……。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次はノベルで表示すること)
ame " 紘 "
紘,「这算啥啊!」
1:广野紘×新藤景2:广野紘×宫村宫子3:广野紘被双方同时甩掉4:新藤景和宫村宫子萌发出禁断的爱(※大冷门),20,25,80,75,#000000,14,0
#text_off
ame " 紘 "
紘,「…………」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800#say #say #say パソコンで作成したと思われる表に、手書きの文字でいくつかの人名や数字がごちゃごちゃと書きこまれている。
手制的表单上,乱糟糟写着一些人名和数字。
ame " 紘 "
紘,「呃~,京介君,这是?」
我用尽量稳重的声音问道。
;(シフト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如你所见,你们三人的恋爱方向预测啊,最有人气的是你和新藤同学的组合哦」
ame " 紘 "
紘,「这个学园的人也都是些闲的无聊的闲人吗?」
ame "京 介"
京 介,「所以说,再怎么说大家也都是对恋爱感兴趣的年龄啊」
ame " 紘 "
紘,「就算你说什么“所以说”啊……」
这个瞬间,我突然心中一闪。
ame " 紘 "
紘,「稍微有些在意一点啊……为什么你会拿着这种东西?」
;(bポーズでこの表情を?)
ame "京 介"
京 介,「唉?唉~嗯,那是因为……」
京介吞吐不清的回答道。
ame " 紘 "
紘,「难道说,你才是元凶吗!」
;(この画像への切り替えのタイミング、しっかりと)
ame "京 介"
京 介,「糟糕了,因为你的反应太有趣一不小心就……就是啊,不能被当事人看到的啊!」
ame " 紘 "
紘,「白痴啊~!」
倒是,各种意义上的白痴啊。
ame " 紘 "
紘,「难道说除了散播流言,聚众赌博也是你作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也可以这么说吧」
ame " 紘 "
紘,「少给我这么说!」
京介故意耸了耸肩。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哎呀,做电影也是要钱的啊,部团费用再怎么说也是不够用啊」
ame " 紘 "
紘,「为了电影的话,你就算散播朋友的恶意流言也要赚钱吗!」
ame "京 介"
京 介,「这就是被电影俯身的人的末路啊……」
ame " 紘 "
紘,「少说的跟别人的事情似的!」
虽然我已经在这个学园内呆了近2年了,但我现在才注意到这个事实。
这个学园,正经的人根本没有。
;■背景:体育館(冬)15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羽山瑞 希:制服(冬)
;(表情注意)
;(15時は夕にしてるパターンもありますが>グラフィッカー側で>放課後のみと規定して、ここでは昼の画像でアタッチしています)
ame "瑞 希"
瑞 希,「请不要说那样的话啦~」
在安静的体育馆里,羽山尖锐的声音回响着。
ame "瑞 希"
瑞 希,「就算是我,也是要升本校的啊」
ame " 紘 "
「唉,是这样吗?」
;(「当然のような顔」
;dwavestop 1;では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ので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普通而言,附中的人不都是升学来这里的吗」
羽山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说到为什么附中的羽山为什么会在这……。
单单是为了来见景。
说到为什么分明该在上课的我会在这……。
那时因为逃课出来偶尔在这碰上了羽山而已。
ame " 紘 "
紘,「话说早前面,笨蛋是进不了本校的哦」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紘前辈都能进来,我怎么可能作不到嘛」
分明还是个后辈,一副自大的口气。
ame " 紘 "
紘,「但是,我刚才也说过了,这可不是什么认真的好学校」
;(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紘前辈是因为戴着有色眼镜,才会有这种理解方式」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前辈的大家都那么愉快,而且你知道吗?这个学园的毕业生有不少名人哦」
ame " 紘 "
紘,「名人? 比如?」
我的漫画家如果有大成就的话,也会成为名人的一员的吧。
虽然这个现在还丝毫感觉不到。
;(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我怎么可能知道具体的名字嘛,紘前辈你,分明是在校生却不知道吗」
ame " 紘 "
紘,「……我说你,到哪里都是自以为是啊,一定景没有好好教育过你」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啊,对了,景前辈又生气了哦」
不知为何羽山一副高兴的样子。
ame "瑞 希"
瑞 希,「郁闷着说什么虽然教育紘前辈不要逃课,但是却完全听不进去之类」
所以说景她算什么人啊。
ame " 紘 "
紘,「说回来,景她一直都在生气的吧」
ame "瑞 希"
瑞 希,「啊啊,说起来也是呢」
ame " 紘 "
紘,「哇哈哈」
ame "瑞 希"
瑞 希,「啊哈哈哈哈」
ame "瑞 希"
瑞 希,「……唉,景前辈是温柔的人才对!是紘前辈你惹人家生气的不对!!」
ame " 紘 "
紘,「干吗突然就变矛头啊你」
ame " 紘 "
紘,「景很可怕的哦,了解她的所有的我这么说不会有错的」
;(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从,心灵到身体全部都了解吗!什么时候你们二人踏入了大人的台阶了!」
ame "瑞 希"
瑞 希,「那样的讨厌啦!」
ame " 紘 "
紘,「少奇怪的误解好吧!干吗我要和景!」
ame "瑞 希"
瑞 希,「讨厌景前辈了吗!更加可不原谅!」
ame " 紘 "
紘,「你到底想怎样!」
附中那边,看来一直在进行着育成不正经人物的教育啊。
ame " 紘 "
紘,「够了啦,你还不回去?有什么话想说的我替你转告景好了」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到不是有什么话说才来的啊」
ame " 紘 "
紘,「那你来干吗」
羽山嗯的摇了下头。
ame "瑞 希"
瑞 希,「其实昨日也来这儿哦,和本校的前辈们共同练习来着……」
;■107_02を通過してる場合。
;☆(ここ、107_02を通過した場合か?ちゃんと確認しておくこと)
ame " 紘 "
紘,「我知道哦,倒是,昨日不是见过了嘛」
ame "瑞 希"
瑞 希,「是吗……紘前辈我不怎么放在眼里啦」
这个小鬼,总有一天要宰掉。
;■以下、変更なし。
ame "瑞 希"
瑞 希,「景前辈她好厉害啊」
ame " 紘 "
紘,「很激烈吗」
ame "瑞 希"
瑞 希,「嗯嗯,很厉害的,激烈的太过分,我都快要失神了……」
这是在说什么呢我说。
;(表情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其实今天是期待的新刊的发行日来着,但那个仍下过来了」
附带着连部团活动也逃了吧,这家伙。
ame "瑞 希"
瑞 希,「有些在意呢,关于景前辈的事情」
ame " 紘 "
紘,「唷~」
不错嘛、景。
貌似被当作比漫画还要重要的存在了啊。
ame "瑞 希"
瑞 希,「昨天该说是充满阴气呢还是……练习结束之后就一副清爽的表情」
ame " 紘 "
紘,「那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ame "瑞 希"
瑞 希,「嗯嗯,确实如此……」
ame "瑞 希"
瑞 希,「——等你说什么来着!毛骨悚然什么的,是和景前辈完全没关系的话嘛!」
;.message#say 2630#say mid-108_01-0047#say 瑞 希#say 「ええ、確かにそれはあります……ってなんてことを言うんですか! 不気味なんて、景先輩からもっとも縁遠い言葉じゃないですか!」
;☆(↑ここ、2文に分けたいな、、、)
ame " 紘 "
紘,「该说你是忙呢,还是爱演独角戏呢」
铛~叮~铛~咚~。
ame " 紘 "
紘,「啊,铃声」
;(前の表情からのこの変化、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紘前辈,逃课真的好吗」
ame " 紘 "
紘,「一点都不好啊,留级的现实感已经近在眼前了」
ame "瑞 希"
瑞 希,「唉唉!那,那不是很糟糕吗」
ame "瑞 希"
瑞 希,「虽说紘前辈的人生是前途灰暗,但如果有了留年这样的前科的话,那岂不成为住所不定的无职业者了吗!」
ame " 紘 "
紘,「能对我说出景都说不出的暴言还真是万分感谢」
好不容易才逃掉了关乎人生的课,结果还是白白浪费时间了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都已经放学了,赶快回去工作吧。
ame "瑞 希"
瑞 希,「那个,紘前辈」
ame " 紘 "
紘,「干吗啊」
;(「羽山は珍しく真面目な顔を」
;dwavestop 1;04a01表情を使う場合、この一連だけで使うように?)
羽山浮起少见的认真的表情。
ame "瑞 希"
瑞 希,「景前辈她一直都在拼命努力,部团活动当然如此,对于紘前辈的事情也是真正的担心,这件事……」
ame " 紘 "
紘,「我知道了啦,不是说了吗,景的事情我清楚的很」
ame " 紘 "
紘,「她确实是过分的拼命了,该说是不知道自己也是有极限的还是什么呢」
ame " 紘 "
紘,「我也注意一下吧,让她不要过分勉强好了」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景前辈还没堕落到需要紘前辈去担心的程度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到底是找我有事谈还是要来吵架的」
ame "瑞 希"
瑞 希,「那当然是——」
;(仮っす。申し訳ない)
叮咚叮咚。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啊?」
;.message#say 2860#say etc-108_01-0003#say  声 #say 「2年B組の広野紘くん、2年D組の宮村みやこさん。ただちに進路指導室まで来てください。繰り返します……」
ame " 声 "
声,『2年B班的广野紘君,2年D班的宫村宫子同学,现在请到前途指导室来,重复一遍……』
…………
……
;.message#say 2890#say mid-108_01-0065#say 瑞 希#say 「いよいよ退学ですか……」
ame "瑞 希"
瑞 希,「……终于要退学了吗」
ame " 紘 "
紘,「少说毫无根据的话!」
;(ちょっとギャグっぽすぎるか?苦笑)
ame "瑞 希"
瑞 希,「…………啊~啊」
ame " 紘 "
紘,「干吗,那双可怜人的眼睛!」
说起来,前途指导室?
如果是说逃课的事情的吧,已经会被叫到职员室或者会议室的才对……。
虽说不想是这样,难道真的要让我退学不成?
而且,为什么宫子也在一起……?
;■背景:学園?廊下(冬、1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とりあえずこの時間帯は夕方でアタッチ)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被点名……但还真是意外的展开呢」
连一句「先走一步了」都没有说,我和宫子就离开了前途指导室在走廊上走起来。
;dwavestop 1の一言もいわずに、俺とみやこは進路指導室を出て廊下を歩いていた。
在身边,宫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ame " 紘 "
紘,「老师也很意外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对啊对啊,完全放弃了呢,那个老师」
宫子这么说着不知为何突然明朗起来。
ame " 紘 "
紘,「嘛,不放弃也不行的吧」
被点名是理所当然的。
只有我和宫子,到现在还没有填报未来志愿表。
ame " 紘 "
紘,「但你也太过分了」
ame "宫 子"
宫 子,「唉唉,是这样吗,都差不多了啦」
;(白挿んでますが、保留で)
对于老师的「表格怎么样了」的提问,我的回答是
ame " 紘 "
紘,「忘光了」
而另一边,宫子的则是…、
ame "宫 子"
宫 子,「杂用,扔掉了」
如此。
虽然轮不到我说,宫子这也太差了。
ame "宫 子"
宫 子,「偶尔想着认真听课到最后的,没想到最后还有这样的埋伏啊……」
ame "宫 子"
宫 子,「我分明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运气这么不好呢」
到底是哪里搞错了,能把自己正当化到这种地步啊。
ame " 紘 "
紘,「但是啊……」
;(「不審そうな顔」
我停下脚步,宫子也一脸疑惑的站住了。
ame " 紘 "
紘,「那个老师,说了不会置若罔闻的哦」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你成绩那个优秀,如果平常行为好点的话会有更好的前途之类」
;(表情、要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
宫子缓缓的点了点头。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无所谓了嘛,那种小事」
ame " 紘 "
紘,「可恶,分明我一直你也是补习组的……竟然被背叛了」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紘君真的是笨蛋先生呢……」
ame " 紘 "
紘,「少刺人痛处!」
从教师的语气中才察觉到,宫子的成绩一直是年级顶级的样子。
虽然说人不可貌相,但竟然被完美的骗了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好累呢」
宫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 好感度判定
;■好感度チェック
;■みやこ好感度(≧3)
;■みやこ好感度(<3)
魃f\x82K?return
;■みやこ好感度(≧2)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
ame " 紘 "
紘,「啊?」
;(ここ02で、上下01?)
ame "宫 子"
宫 子,「稍微想换下心情呢~,走吧」
ame " 紘 "
紘,「这次又是哪啊……」
ame "宫 子"
宫 子,「好·地·方·哦」
宫子说着,恶作剧似的笑了起来。
;(白を挿む必要はない?)
;■背景:屋上(冬)、16時30分→17時(夕方)へ。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昼から夕方、、、というような指定になってますが、夕から夕と、とりあえず暫定で移行しています)
ame " 紘 "
紘,「干吗啊,原来是屋顶吗」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很好的地方吗,至少我在这学园里面最喜欢这里」
ame "宫 子"
宫 子,「还是说,在期待什么其他的么?」
眼睛朝上盯着我看。
ame " 紘 "
紘,「什么跟什么啊,其他的」
ame "宫 子"
宫 子,「唔~,一如既往的乖僻反应呢」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啊,怎么办呢?」
ame " 紘 "
紘,「什么怎么办」
老样子,宫子的话总是少半句。
ame "宫 子"
宫 子,「未来志愿啊,不是说了明天为止要交上去吗」
ame " 紘 "
紘,「唔~嗯」
那种东西,总能作出来的……。
ame " 紘 "
紘,「嘛,适当的写点不就行了,学校那边看到升学之类的字眼不也就闭嘴了嘛」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要升学么?」
宫子露出稍稍有些意外的表情。
ame " 紘 "
紘,「所以说了是适当,也不是到明天就能决定的,而且这也并不就决定未来真的如何」
ame " 紘 "
紘,「你怎么办?」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我是看不清明天的迷茫的年纪哟」
把这家伙推下楼好了……。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哦,紘君的脸变成修罗一样了!夜叉一样了!」
ame " 紘 "
紘,「你是有不能老实回答问题的病吧你?」
;(表情注意。02a06も視野に)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是得了不治之症的薄幸美少——」
我带有怒气的向宫子走近。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还不清楚,就写未定然后提交上去好了」
感受到了自己的危险,宫子慌忙说道。
总之我先忍推她下去的冲动,轻轻叹了一口气。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会让你那么写,下次说不定就会请你家人来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的家人就算被通知也不是会轻易就来的人呢」
ame " 紘 "
紘,「工作很忙吗,说起来是,双人工作?」
ame "宫 子"
宫 子,「不啊,我的家人离婚了啦,现在只有爸爸和我两个人而已,真让人流泪啊」
ame " 紘 "
紘,「干吗哭啊你!」
完全不可理解。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开个小笑话而已啦……」
ame " 紘 "
紘,「你说的是不是笑话我都不知道!」
不过,离婚啊……。
嘛——虽然也并不少见。
宫子也并不在意的样子。
ame " 紘 "
紘,「父亲很忙吗?倒是,什么工作呢?」
ame "宫 子"
宫 子,「好像是在哪的建筑公司工作」
ame " 紘 "
紘,「哦~」
ame "宫 子"
宫 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在城市的复兴计划里好似参与不少,还担当了重任的样子呢」
ame " 紘 "
紘,「哦~」
虽然没打算要听到那么私人的问题……。
宫子对于复兴计划微妙的详细原来是因为父亲的原因吗。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也不怎么回家,这段时间貌似也很忙,就算被通知估计也不会来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比较紘君来感觉要不方面的多呢」
ame " 紘 "
紘,「少把我说成方面好用的男人啊你」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
宫子慌忙又把话咽了回去。
ame " 紘 "
紘,「……我说你、刚才想说『不是吗?』没错吧」
ame "宫 子"
宫 子,「唉嗯,有些不可思议呢,为什么不写『漫画家』上去呢?」
这个明显的转移话题的说法方式。
看起来刚才是说中了,不过算了。
ame " 紘 "
紘,「如果写了漫画家上去的话,那才会被通知家人来的吧」
ame " 紘 "
紘,「我虽然稍微有了些实绩,但像漫画这种看不到未来的工作,学校自然不会认同的」
特别这音羽学园的基本是全员志愿升学。
;☆(ここからのみやこの表情構築、しっかりと)
ame "宫 子"
宫 子,「我倒觉得没必要要让学校认同的吧?」
ame " 紘 "
紘,「你那是空谈吧,实际上,我们都是被学校和家人管束着,只有自己的话什么都决定不了」
;(ここ、目閉じで?)
ame "宫 子"
宫 子,「唔~嗯……」
宫子她好像稍微考虑了下什么然后张开了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和家人怎样呢?以前听你说过有姐姐的」
ame " 紘 "
紘,「父亲是坚定的画家,认为漫画什么的只是低俗的玩物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那就是你一个人住的理由吗?」
宫子浮起稍稍有些惊讶的表情。
ame " 紘 "
紘,「倒不是只有这点理由,嘛说了毕业不想升学要继续画漫画之后,自然要再吵一吵次,麻烦死」
倒不是讨厌父亲。
反不如说,尊敬着有着画功的他。
而且,正是儿提时代被父亲的画迷住,才能在编不出什么好剧本的情况下仍然想当漫画家。
感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去恨他呢。
虽然也明白没理的是我啊。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呢」
ame " 紘 "
紘,「父亲他并不是为了让我成为漫画家而教我画画的,嘛,教育我的时间被白白浪费了的心情也并不是不理解」
ame "宫 子"
宫 子,「父亲那边,不明白紘君的心情吗?」
ame " 紘 "
紘,「如果明白的话我就不会一怒之下离开家了」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紘君还真是割舍不了呢,现在还注意着父亲对自己的反应」
ame " 紘 "
紘,「……大概吧」
ame "宫 子"
宫 子,「哎呀,难得的口里如一呢~」
宫子明快的口气,让我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下来。
但是,这也不过只是一时而已……。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真的是……把一切都背在自己身上呢」
一阵风吹拂而过。
…………
……
;■ここより夕景
;☆(ここから夕方背景に移行、、、ってのは可能なのかな、、、ちょっと保留)
云彩缓缓的流动,天空也被夕阳染成了赤色。
到底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我。
分明工作早已堆积如山,不得不做的事情也在眼前堆满了的。
但为何,我会想要呆在宫子身旁呢。
只要宫子在身边就会心情舒畅。
为什么。
;■景の立ち絵表示
;☆(インの仕方など、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哥哥』
那家伙的脸一瞬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没错,我可能是背负的太多太多。
;☆(横に振り向く、、、なので、横顔アップ立ち絵で構築を)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
宫子轻轻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们去哪里吧」
ame " 紘 "
紘,「这次又是哪啊……」
ame "宫 子"
宫 子,「之前说过的继续啊」
ame " 紘 "
紘,「之前说过的?」
ame "宫 子"
宫 子,「说过的要代替陪自行车,由我出钱去哪玩的啊」
ame " 紘 "
紘,「你还记得啊」
我这边倒是早忘光了。
ame "宫 子"
宫 子,「零花钱有很多的,所以连自行车都走不到的远远的地方也可以去哦」
宫子唰的指向天空。
ame "宫 子"
宫 子,「哪里都好只要是远~远的地方,别的不多要求,只要没有会对我们指指点点的人在的地方,哪都可以呢~」
ame " 紘 "
紘,「那里的风要比这里的还要冷吧」
宫子轻轻的微笑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知道一个好地方哦,这次真的是好地方哦,虽然很远很远,虽然那里也不是全部都是愉快的东西……」
ame "宫 子"
宫 子,「但觉得绝对会很有趣,去到那里的话,紘君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啊,真的会很有趣呢」
一副高兴的过分的脸,到底在想像些什么呢……。
有些想知道,又有些不想知道。
ame " 紘 "
紘,「啊~!」
我禁不住揪起了头。
ame "宫 子"
宫 子,「怎,怎么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坏掉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ame " 紘 "
紘,「少想像些有的没的,真是的,到底最近的我怎么了!」
ame "宫 子"
宫 子,「你很奇怪呢,紘君」
ame " 紘 "
紘,「哪奇怪哟!」
宫子她带着平静的表情张开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每天画着少女漫画,画完漫画又来学校,忍着一堆麻烦事勉强着自己,连逃避都作不到吗?」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对了,逃避这点是最简单也是最难的呢,对啊,还有这种考虑在啊……」
在自问自答什么呢。
;(このCGへの移行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从陷入沉思的宫子身上移开目光,望向下方广阔的街景。
;■ここでみやこの立ち絵外す
ame " 紘 "
紘,「虽然你说的没错,说到逃避我也想逃避,对于你所说的有趣的场所我也并非没有兴趣,只是」
ame " 紘 "
紘,「世界有些事情是作不到的,人既然活着,就会自然的背负起各种各样的负担,不是轻易的放的下的啊」
ame " 紘 "
紘,「一次扯上关系之后,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突然逃掉之类…不可能做的到」
学校,家人,朋友,笨蛋似的后辈以及正体不明的怪女人。
还有景。
而且还有——
ame " 紘 "
紘,「!?」
在那一瞬间,我正想着宫子的脸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御影チェック
;■ 最初は鳴らしちゃいけないと思うんだな。
;■ 突然ですし、無音で頭がまっしろになってる感を。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800*600画像には、次で変えさせるか?)
而下一个瞬间嘴唇便已重叠在了一起。
;.message#say 1480#say #say  紘 #say 「…………っ」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ここ、切り出しで?)
仅仅只有一瞬松开了嘴唇,但宫子马上又更激烈的吻了上来。
虽然有些碰到牙齿,但就算如此两口也没有分离开来。
不知何时抱住我的背的宫子的手也愈加紧而有力。
;.message#say 1520#say #say #say いつの間にか俺の首筋に回されていたみやこの手に、ぐっと力がこもる。
宫子的嘴唇的柔软——已经让我什么都无法考虑。
到底吻了多久了呢。
;☆(ここか、この次あたりからev01_105を?)
;■御影チェック
;■ いっそ、鳴らさないで押し切る手もあるよな……曲がちょい派手すぎなのかな。
;■ あ~、紘の漫画のシーンと同じ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だからこの曲にしてるんだな。
;■ どうしようかと思ったが、あまりにも難しすぎる伏線なので、場面にあうほうで。
不知从哪边松开了嘴唇,而发烧般的宫子的脸近在眼前。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
呜,气氛有些麻烦呢……。
虽然那过分的柔软很舒服没错,但为什么要这样做?
ame "宫 子"
宫 子,「说,说点什么啊」
ame " 紘 "
紘,「你才是——」
ame "宫 子"
宫 子,「我?我吗……」
宫子捂住嘴唇,忸忸怩怩的说。
ame "宫 子"
宫 子,「在想说……这种情况下果然只有沉默才好啊」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做的时候不就沉默了吗」
ame " 紘 "
紘,「啊……?」
ame " 紘 "
紘,「啊啊,对啊」
之前宫子说过的,除了睡觉和吃饭以外不能说话的情况。
那在吻的时候自然是没办法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那个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做了呢,那个……」
ame " 紘 "
紘,「突,突然想做的时候谁都行吗」
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出惹人厌的话的性格不能改了嘛喂。
倒是,这个过分的该死的心跳速度想个办法啊我说。
ame "宫 子"
宫 子,「我在想紘君呢,偶尔也需要重新启动一下呢」
ame " 紘 "
紘,「重新启动?」
ame "宫 子"
宫 子,「什么都不去想的时间,脑袋也不得不清空的时间」
ame "宫 子"
宫 子,「……如何呢?」
ame " 紘 "
紘,「谁知道啊,那种东西」
虽然想背过脸去,但对着红着脸的宫子却完全移不开眼睛。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但是呢,我误算了一点呢」
ame " 紘 "
紘,「……误算?」
虽然不是该说话的场合,但总之还是问了回去。
ame "宫 子"
宫 子,「我这边的头才完全的空白掉了」
ame " 紘 "
紘,「……你还真是狡猾啊」
ame "宫 子"
宫 子,「唉?怎,怎么?」
我并没回答,而是啪的抓住了宫子的手。
烦恼之类的都已经完全飞走了。
为什么你能作到这种事情啊。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唉唉!?」
仅仅是喊了一下名字而已,宫子却震了一下身体附带过甚反应。
ame "宫 子"
宫 子,「呃,紘君刚才的应该是初吻吧?」
宫子语无伦次的说着。
ame " 紘 "
紘,「反正只是第一次啊,还真是抱歉呢」
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还真晚呢,不过虽然这样说我也是第一次呢」
宫子也握住了我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算那个是吧,虽然都是第一次却难以想像的长呢~都经过了几分钟了呢,稍稍有些奇怪的呢,我们」
ame " 紘 "
紘,「……要更新纪录看看吗?」
宫子的嘴唇就在那么近的眼前。
想要再尝试一个那个感触的冲动,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
不过宫子却摇了摇头。
摇了数次。
ame "宫 子"
宫 子,「那样的…不行,因为…我……」
她再没有说下去,只是一直的摇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
而宫子她的眼睛,现在像是就要流出眼泪一样的湿润着。
;(こういうところの切り替え、ちょっと変えて、イベントCGパネル無しを数秒表示させて、白に移行させる?)
;■みやこ好感度(<2)
ame " 紘 "
紘,「嘛,居然被缠了那么久」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能那样一句接一句的说下去呢,感觉就象是对着学生在发散压力一样」
ame " 紘 "
紘,「我们这样的不正是好目标么」
在音羽学园内认真的学生比较多,没有疼爱对象老师也会觉得无聊的吧。
ame " 紘 "
紘,「而且这次,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是我们的失策啊」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老师,能不能用土亏或者性骚扰之类的罪名抓起来呢」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说在指导室被性骚扰能不能作到呢,紘君,能和我凑口供吗?」
ame " 紘 "
紘,「……我说你,太狠了吧」
完全没有反省也就算了,还陷害教师。
真是可怕的女人啊……。
;(表情注意。ここは前の表情を継続させて?)
ame "宫 子"
宫 子,「还有更多更有效的办法呢……计划就之后慢慢充分的草拟好了」
宫子说着不吉的话,却又同时叹了一口气。
ame "宫 子"
宫 子,「回去睡觉了,真的累死了啦」
ame " 紘 "
紘,「我还有工作……」
;■御影チェック
;(「投げやりな表情」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努力哦~」
ame " 紘 "
紘,「啊啊……」
宫子抛过来的声音,我都没能精神的回答。
真的是累坏了。
现在也完全没有想要工作的心情了……。
;■背景:教会前(冬、17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雨宫优子<嚱服(冬)
;(とりあえず夜で教会内部でアタッチしています)
;(教会外観だから、このCGだよな……?それとも内部……?)
ame "优 子"
优 子,「一副疲倦的表情呢」
ame " 紘 "
紘,「你还是老样子清澈的表情啊」
雨宫优子今天也是如同往日精神很好的样子。
ame "优 子"
优 子,「商业习惯,笑容绝对不可缺少哦~☆」
ame " 紘 "
紘,「你原来是商人吗……」
ame "优 子"
优 子,「如果知道这个的话,会越来越不幸的哦?」
ame " 紘 "
紘,「『越来越』算什么啊?」
ame "优 子"
优 子,「幸福的人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的哦」
我连着摸了几下自己的脸颊。
当然,就算这样做也不会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难道就露着那么清晰的萧条的脸吗。
ame " 紘 "
紘,「嘛,稍微有些让人不舒服的事情发生」
ame "优 子"
优 子,「哦哦,原来如此吗,那样的话,和姐姐谈谈怎么样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只是觉得有趣吧……」
ame "优 子"
优 子,「仅仅是引导迷途的羊羔而已哦」
ame " 紘 "
紘,「分明既不是修女也不是生活顾问的吧!」
ame "优 子"
优 子,「嘛嘛,不无所谓的吗,也不是什么不能对人说的话对吧?」
ame " 紘 "
紘,「……也不是什么能对人说的话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把关于前途的问题说了个遍。
ame "优 子"
优 子,「原来如此……嘛,经常会有的故事呢」
ame " 紘 "
紘,「只有这种程度的感想吗」
和这个女人说话是我的失误。
;(前からこのポーズ変化はオッケーか?)
ame "优 子"
优 子,「像你这样的乖僻的学生,自然不能如自己心情真实的选出该走的道路的吧」
ame " 紘 "
紘,「到也不是这么回事……」
对于我来说,道路已经选下,就是不确认走下去是否正确。
挺起胸口,说出自己是漫画家什么的都做不到。
ame " 紘 "
紘,「虽然很烦恼,有时也会想着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管它变成怎样呢」
ame "优 子"
优 子,「把东西就那么中途半端的扔出去而不管的……也很常见呢」
ame " 紘 "
紘,「……我知道」
把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做的最后的人必然少之又少
就算是我,这点我还是明白的。
ame "优 子"
优 子,「既然讨厌的话不是可以逃走吗」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也可以的哦,就算受到了挫折人生仍然会继续下去……」
ame " 紘 "
紘,「我说你,干吗进入安慰MODE了啊?」
ame "优 子"
优 子,「唉?我并没有安慰你啊,“也可以这样做啊”,我只是作为前辈告诉你一些理所当然的事呢」
ame " 紘 "
紘,「啊~,是吗」
ame "优 子"
优 子,「对了,广野君」
ame " 紘 "
紘,「啊?」
;(g09との使い分けにも注意のこと)
;(「マジな目」
;dwavestop 1;なので表情はちょっと違うのかな)
ame "优 子"
优 子,「你的烦恼只有这些而已吗?」
干吗啊,那个认真的眼神。
就算你说烦恼啊……。
;■みやこと景の近距離立ち絵を交互に出すか。
;☆(どういう演出なんだろ、、、ちょっと保留)
说到其他大的烦恼的话……。
没有,我认为。
就是啊,我不得不要考虑的是自己的事。
现在只考虑着这些——
直到有了可以环顾周围的空余为止。
ame "优 子"
优 子,「什么都没的样子呢」
ame " 紘 "
紘,「……啊啊,什么都没」
ame "优 子"
优 子,「如果说再有了迷茫或者疑惑——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ame " 紘 "
紘,「如果有心情的话」
ame "优 子"
优 子,「以前我就这么想过——你果然」
ame " 紘 "
紘,「果然?」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不,我不会说,女孩子的秘密呢」
无意之间,雨宫优子好似愉快起来。
虽然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为何而愉快。
如果真的有心情的话,说不定我会再来见下雨宫优子的吧。
我一边想着,挥手同雨宫告别走了起来。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無効
;■御影チェック
现在,为了自己想做的事。
以及能让自己做到自己还不能做到的事。
仅仅向着前方前进——我决定了。
BAD END!!,35,40,65,60,#FF0000,14,0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有効
#title 第一章_day9
;■<1章:9日目>
;■みやこ視点
;■背景:公園(冬、10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    雨宫优子 <嚱服(冬?外出)
;(シネマモードではない白を挿むんで、このCGに移行させる?)
;(音楽は流さず、鳩の鳴き声だけでこのシークエンスを構築?)
咕咕~,咕咕~。
在蹲下的我的面前,鸽子们拥挤着争食面包。
分明还有很多,即使不抢来抢去也可以的。
ame "宫 子"
宫 子,「啪啪」
我把当作早餐买的夹心面包分成小块,扔到鸽子们的面前。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いいか?表情も「感心」
;dwavestop 1で入ってますが、「関心」
啪嗒啪嗒的,越来越多的鸽子凑了过来。
ame "宫 子"
宫 子,「喔喔,真是惨绝人寰的生存竞争啊!」
ame "优 子"
优 子,「在『喔喔』什么呢」
ame "宫 子"
「这就是野生的定则啊」
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但没有回头的说着。
;(公園冬朝の背景に切り替えてますが、鳩がいなくなる、みやこの立ち絵が不自然に移動することになるなど、切り出しも考えて。ビスタにすれば、地面は気にならなくなる?)
把剩下的面包也送给鸽子们之后,我站起身来。
ame "宫 子"
宫 子,「还是老样子,一直很闲啊、优子」
优子轻轻的微笑起来。
ame "优 子"
优 子,「这句台词容我原句返还」
ame "优 子"
优 子,「你干吗要在这做这种象被解雇没工作的大叔一样的事情呢」
ame "宫 子"
宫 子,「在现在这种时期,做这种陈旧的事情的大叔,还有吗」
ame "宫 子"
宫 子,「优子有时候想法还真是落后呢,其实已经很老了吧?」
;(「ちょっと怒ってる」
ame "优 子"
优 子,「啊,稍稍被伤害了……」
啊呀呀,看来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呢。
说中了吗。
;☆(ここ、表情変えさせる?次のイベント絵の优子の表情へ繋げるのに違和感ないように。閉じ目?)
ame "优 子"
优 子,「说起来,学校怎么样了……啊这会是个笨问题吧」
ame "宫 子"
宫 子,「啊,对了,优子,你对这个怎么想?」
我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了优子。
ame "优 子"
优 子,「未来志愿表……?」
ame "宫 子"
宫 子,「嗯,虽然今天就不得不要上交了,但该写些什么……」
ame "优 子"
优 子,「真是意外呢」
优子看着用纸那么说着。
ame "宫 子"
宫 子,「意外?」
ame "优 子"
优 子,「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随便写写,或者根本就不交之类才对」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会有心情变的时候啊」
啊,一副可疑的表情。
ame "优 子"
优 子,「这个倒也算了……你来问我也会困扰的啊」
ame "优 子"
优 子,「我一不是老师,二也不是你的母亲啊」
ame "宫 子"
宫 子,「妈妈~!」
ame "优 子"
优 子,「哦」
唰。
对于抱过去的我,优子轻轻地转开身体避开了。
我们脚下的鸽子们也啪的扇动翅膀飞翔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躲开太过分了啦……」
ame "优 子"
优 子,「谁是妈妈啊」
ame "优 子"
优 子,「小心我杀了你哦?」
ame "宫 子"
宫 子,「唔哇,好可怕」
意外的,对于提到年龄的问题很坚决呢。
;(みやこの表情はこれ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嘛,玩笑就开到这好了」
ame "优 子"
优 子,「我可没打算要开这种玩笑啊」
;(表情注意)
;(ここ、切り出しで?)
优子把未来志愿表还给了我。
ame "宫 子"
宫 子,「这样的东西其实真的无所谓了呢」
我嘶啦嘶啦把表格撕成了碎片。
ame "优 子"
优 子,「这样好吗?」
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是个表格而已嘛,不交也不会让我留级或者退学啊」
;(表情注意。閉じ目?)
ame "优 子"
优 子,「说的也是,对于你来说,挨一次痛的会比较好呢」
ame "宫 子"
宫 子,「真严厉啊、优子」
说出心中想说的话是优子的优点。
我原来的母亲的话,也不会毫无顾虑的说到这种程度吧。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优子」
;(表情注意。「優しい笑み」
ame "优 子"
优 子,「嗯」
ame "宫 子"
宫 子,「稍微说些认真的问题,能听我说吗?」
;(効果音を用意)
;(鳴らすタイミングには要注意。もっ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をはやく?)
看了一眼空中舞动的白鸽之后、
优子她,用如同她名字那样优美温柔的微笑看向了我。
;(シネマモード内を白にしてから、全画面で白に?)
;■背景:学園?廊下(冬、13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ame " 紘 "
紘,「啊~,真够呛真够呛」
我咚咚的敲着肩膀走了楼梯。
啊~啊,累死了。
真是的,那个老师话也太长了吧。
午休都要过去一半了啊。
我连午饭都还没吃呢——
咚!
;(ここらへんの演出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呜哇」
突然背上被拍了一下,差点要踩空楼梯。
ame " 紘 "
紘,「干吗啊你!」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表情、ポーズ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呀」
随着气势转过头去,景好像被吓到的脸近在眼前。
ame " 紘 "
紘,「干吗你会被吓到啊,不是你吓人的吗」
再说「呀」算什么啊「呀」
少发出这种声音啊……。
ame " 景 "
景,「因为,你突然就转过来啊」
ame " 紘 "
紘,「突然打人家背那是当然的吧」
ame " 景 "
景,「因为……」
看向缓缓动着的景的嘴唇。
鲜艳的红色,薄小的嘴唇。
和那家伙比起来颜色和形状稍有不同……。
ame " 紘 "
紘,「你难道就不会用暴力以外的交流方式吗」
我移开看着景的视线说道。
在景面前想起那件事——不知为何有些负疚感。
;(表情注意。02ポーズで?)
ame " 景 "
景,「不是暴力啊,体育系的只有在拍和被拍之间,才能体验学习」
ame " 紘 "
紘,「什么叫体验学习啊」
再说,这不算是军队的理由吗。
ame " 景 "
景,「谁知道啊,但是,体育系就是这样啊」
ame " 紘 "
紘,「跟同是体育系的人做去」
继续开始走上楼梯,景理所当然似的跟在后面。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做了什么呢?」
ame " 紘 "
紘,「去交了未来希望调查,之前在收取之前没有交上,就被训了一顿而已」
ame " 景 "
景,「前辈还真是一直会惹人生气呢,总觉得,到死为止一直会惹人生气的样子……」
ame " 紘 "
紘,「祈祷我的人生不会被擅自的决定~」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景一边恶作剧的笑着,一边咚咚的轻巧的踏上楼梯。
;(ここの切り替えはよくよく考察のこと。バーティカル?フェードでも良い?)
ame " 景 "
景,「那个,前辈,未来志愿,填了些什么呢?」
我也走上楼梯,在和景对立的位置停了下来。
ame " 紘 "
紘,「大体上,写了升学交上去了,现在也不想再浪费多余的时间跟他们缠啊」
ame " 景 "
景,「哼~嗯,虽然没有写一些奇怪乖僻的让我觉得意外,但对于前辈已经做的很好了呢」
ame " 紘 "
「我说你算我的监护人吗」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不是比较相似的存在吗」
她再次浮起恶作剧的微笑。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但是,那笑容在一瞬间就消失掉了。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然后用指头勾着招呼我过去。
ame " 紘 "
紘,「? 怎么了?」
景凑到我的耳边。
ame " 景 "
景,「昨天的放学后,被点名叫走,是志愿的问题么?」
ame " 紘 "
紘,「对啊,记得其他被叫过去的还有……不少人,都是志愿的问题」
ame " 景 "
景,「是吗……那就好」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也是吗?」
啊啊,这才是重点吗。
宫子和景真的像是相性很差啊。
ame " 紘 "
紘,「啊啊,那个白痴貌似把未来志愿表扔了的样子,真是的,还真是拿她没办法呢」
;■御影チェック
;■ 止めるよ~。ずんずん止めるよ~。
;☆(a04差分の使いどころにも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不要用那种声音」
ame " 紘 "
紘,「唉?」
ame " 景 "
景,「不要用那么温柔的声音,说宫村前辈的事情」
ame " 紘 "
紘,「…………」
我才想说。
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寂寞的表情。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为什么,你会有那我从未见过的表情。
为什么?
;☆(ここで、ev01_111a04を使う?その場合は長丁場になるので、切り出しも考慮して)
;(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グレイ?フェードも使いすぎか?「お兄ちゃんにとって、わたしは何?」
ame " 景 "
景,「那个,哥哥,我想听一件事」
ame " 紘 "
紘,「……啊啊」
ame " 景 "
景,「只要听到这个,我就可以有觉悟了」
ame " 紘 "
紘,「觉悟……」
景慢慢的点了下头,然后直直的看向我。
ame " 景 "
景,「对于哥哥来说,我算是什么人?」
景的话中没有一丝犹豫。
看过来的视线里,有着决不允许暧昧的回答的力量。
ame " 紘 "
紘,「就算你问,也不是简单就能回答的问题啊……」
ame " 景 "
景,「不可以考虑」
ame " 紘 "
紘,「啊?」
;.message#say 1410#say kei-109_01-0041#say  景 #say 「考えずに答えて。お兄ちゃんが思ってることを、そのまま言って」
ame " 景 "
景,「不要考虑作出回答」
ame " 景 "
景,「哥哥现在想到的,就那样回答我」
连考虑都不行吗。
虽然想不假思索的反驳,但是这也不行的话就只有一个回答了。
ame " 紘 "
紘,「你就是你啊,没考虑过什么样的存在,用语音你让我怎么表达?」
ame " 景 "
景,「不能作出回答吗?」
ame " 紘 "
紘,「不可能回答嘛」
;■御影チェック
;■ まだ慌てる時間じゃない。
;(京介の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就是说啊,再怎么说也不是能在这说的问题吧?」
ame " 紘 "
紘,「哇,少突然冒出来啊白痴!」
;(ポーズも変える?)
ame " 景 "
景,「干嘛啊,少打扰人啊!」
;☆(音声、重ねるか?)
几乎是在同时,坏话就从我和景的口中飞出。
;■御影チェック
;■ 出だしのタイミングを考慮して、ここは立ち絵表示後に鳴り出すように。
ame "京 介"
京 介,「……两个人都好怕」
京介站在我们背后装可怜的说道。
;☆(怪我の功名?苦笑で04a06挿んで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02a03を)
ame " 景 "
景,「啊」
景虽然脸色立即转坏,但还是闭上了嘴。
呼~,看来总之是得救了的样子。
ame " 紘 "
紘,「干吗啊你、京介」
;(京介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那是我的台词吧,我说你们,这可是康庄大道哦?」
哦哦,不是大道是台阶吧。
;(ここまでの演出は注意。景の立ち絵位置、京介の立ち絵も入れるなら同じく位置は、きちんと調節しておくこと)
;(さらに移行にも注意。この前がイベントCGでない場合、モブの出現が唐突すぎるので)
;(廊下→階段のモブCGへと移行させる?)
环顾周围,已经有好几名同学站住看着这边了。
;(京介は04a02でも?)
ame "京 介"
京 介,「想要说情也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才好吧,不行的话,我可以为你们推荐的哦?」
ame " 紘 "
紘,「谁在说情了喂」
;(京介の表情は04a05でも?)
ame "京 介"
京 介,「什么啊,原来不是啊……」
;(景は05a04でも?)
ame " 景 "
景,「我…回教室了!」
迅速的丢下一句话后,景用怪物般的速度走上楼梯消失了。
连拦下她的空隙都没有。
ame " 紘 "
紘,「干吗啊,那家伙」
;☆(唐突にカメラ……圧倒的なギャグだけど、うけないようなら変更を?苦笑)
ame "京 介"
京 介,「倒是,刚才看到内裤了啊」
ame " 紘 "
紘,「从记忆里给我忘记!」
咚咚的敲着京介的头。
ame "京 介"
京 介,「痛痛,好痛!」
ame " 紘 "
紘,「在我眼前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啊你」
ame "京 介"
京 介,「如你所见我只是有话直说而已」
;(ここ、何か挿む?)
京介轻轻的推掉我的手。
;(京介の表情、注意して。次のイベントCGに繋がるような構築を)
ame "京 介"
京 介,「再说了,在你面前又怎样?你算是新藤同学的什么人?」
ame " 紘 "
紘,「…………」
虽然有些微妙的不同,但还是和刚才同样的问题。
怎样都无法逃避吗?
ame " 紘 "
紘,「和你没关系吧,我要去吃午饭了」
咯。
刚准备开始走,京介抓住了我的肩膀。
ame "京 介"
京 介,「赖活不如好死,广野」
ame " 紘 "
紘,「干吗我非得死不可啊」
;(京介の表情、注意。「すっとぼけ」
ame "京 介"
京 介,「那算怎么说呢,嗯欠的总要还的意思」
ame " 紘 "
紘,「说什么啊!」
;■御影チェック
;■ 文章足りない感じだな。
;.message#say 1850#say #say #say こいつ、まだ賭け続けてたのか。最悪だ。
这家伙还在赌博吗,真是坏透了。
ame "京 介"
京 介,「然,究竟算什么呢?」
ame " 紘 "
紘,「啊~烦死了~!」
怎么能再跟他缠下去。
;(もう少し前でこのCGに切り替え?モブも入ってていいか注意)
我拍掉京介的手,就好像追在景的后面似的踏上了楼梯。
;(白を挿む必要はないか?)
;■背景:屋上(冬、13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干不下去。
完全干不下去。
宫子也是景也是京介也是,好像每个人都以陷我入麻烦中取笑我为乐。
反正,都只是被害妄想而已。
ame " 紘 "
紘,「啊~啊」
举起右手想要敲下头,却感到一阵钝痛。
ame " 紘 "
紘,「……」
ame " 紘 "
紘,「这边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吗」
拉起右边的袖子,露出帖满绷布的手腕。
ame " 紘 "
紘,「还真是没脸见人啊~」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000#say #say #say いわゆる腱鞘炎ってやつだ。
也就是所谓的肌腱炎。
从1年前刚刚开始连载的时候就有指茧的苦恼了。
仅仅是握笔而已,就会传来想要指头切掉般的疼痛。
正以为终于皮肤习惯了负荷的时候,这次又是手腕本身的动作迟钝起来——
ame " 紘 "
紘,「我有这么纤弱吗……」
我的绘画线条很多,压笔也很用力对手造成负担很大。
虽然肌腱炎最好的回复方法就是让手休息,但我当然没可能这么做。
强迫着自己继续画下去的结果,就是这个帖满绷布的手腕了。
虽然本来手背也想贴上,但因为被看到不太好就没有做。
景也会担心的。
ame " 紘 "
紘,「呼~」
然后发出这样的叹息的吧。
哔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
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了一下。
不过、被事先说明「现在开始会响起来电铃声」也会觉得可怕的吧。
;dwavestop 1とかあらかじめ断られたら怖いけど。
;(次の文でこのCGを表示?)
ame " 紘 "
紘,「嗯?」
来电的是……家里?
ame " 紘 "
紘,「……喂?」
虽然不怎么想,但还是接了。
???,『喂? 是紘吗?』
ame " 紘 "
紘,「…………」
???,『真是的,不要不说一句话就想挂啊!』
你在电话那边也能看到吗。
ame " 紘 "
紘,「我说啊,老姐,你为什么会在家里?」
我的姐姐,广野凪应该在美国的美术学校留学才对。
难道因为表现太差被退学了吗。
ame " 凪 "
凪,『不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吧,你现在在哪?』
ame " 紘 "
紘,「哪……自然在学校」
虽然我并不是都会在学校,但总之就先这么说。
ame " 凪 "
凪,『学校? 那样的事情都无所谓了,赶快给我回来』
而且还是老样子没有女性感的口气啊……。
ame " 紘 "
紘,「我说啊,老姐」
ame " 紘 "
紘,「我,出席日数已经够糟的了。就算你说回去我也会困扰啊」
ame " 凪 "
凪,『紘……。你…完全都不回这边的是吧?』
ame " 紘 "
紘,「我又没事情,没有回家的必要」
年末和正月都在自己房间里画原稿,连到过家附近的记忆都没有。
ame " 凪 "
凪,『真是的,你还真是硬挺啊』
ame " 凪 "
凪,『父亲也是一样……为什么男人凑到一起就会这样啊?』
在电话那边,老姐深深的叹了口气。
ame " 凪 "
凪,『虽然父亲说过要瞒着你,但果然不能再藏下去了』
ame " 紘 "
紘,「干吗啊,又有什么问题吧」
ame " 凪 "
凪,『好了吗?竖起耳朵给我听好』
ame " 紘 "
紘,「所以说什么事」
午休都已经结束了。
ame " 凪 "
凪,『父亲,已经住院了啊』
;■背景:紘の家の前(冬、19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ここ、夜空か切り出しでインしていくか?)
就算下雪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卷着冰冷的空气的寒风,触到脸让人都有些觉得疼痛。
自然而然的低下头。
从以前开始就无法喜欢上冬天。
理由十分的单纯,因为冬天会冷的让人难以下笔。
不要把自己差的原因归咎到季节身上,父亲在的话应该会这么说吧……。
一个人苦笑着抬起头。
ame " 紘 "
紘,「?」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ここ、みやこのモブを消したり出したりして、うろちょろしている感を出す演出を考えてみること)
在那个瞬间,在路那边看到一个人影。
;.message#say 2530#say #say #say そのとき、数メートル先にいる人影を見つけた。
;■御影チェック
就好像栅栏里的小熊一样不安分的走来走去。
;(ここで止めておくか?「出たり入ったり」
;dwavestop 1の演出は。それとももっと前からやるとか)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550#say #say #say 物陰から出たり入ったりしてるその人物は——
从那边走过来的那个人物是——
;■御影チェック
看惯的服装,看惯的发型以及看惯的脸。
;(ここで立ち絵を表示させるか?)
ame " 紘 "
紘,「宫子吗?」
;(表情注意。03a05との使い分けに関しても)
ame "宫 子"
宫 子,「嘎嘎」
「嘎嘎」什么啊。
ame " 紘 "
紘,「干吗啊,埋伏我吗?这可不算什么好兴趣啊」
ame "宫 子"
宫 子,「才不是兴趣呢,而且也不是什么埋伏的问题…」
ame " 紘 "
紘,「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很闲啊」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不行吗,稍微散下心而已啊,今天也认真的把下午的课程听了呢」
ame " 紘 "
紘,「呀,你那完全都没好好作吧」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真是严厉呢……」
ame " 紘 "
紘,「是你太松弛了吧」
基本上说也太奇怪了吧,这个状况。
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老样子。
分明刚刚发生过那样的事。
在屋顶发生的那件事,只是我所看到的梦吗。
我想要看到的梦吗。
或者是——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嗯?紘君,怎么了么?」
宫子,她想要这事当作没发生过吗。
ame " 紘 "
紘,「宫子,你——」
我踏进一步,同时宫子也随着退后了一步。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对了,我还有事要做呢」
ame " 紘 "
紘,「事?」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看起来很小的样子,实际上是一个年龄不小的大姐姐在和饭馆一起吃饭的预定…」
ame " 紘 "
紘,「那是谁啊,而且你到底算什么人啊」
宫子暧昧的笑着,突然转过身去。
;(ここ、後ろ姿の立ち絵を挿む?)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ame " 紘 "
紘,「说起来,还真是那个呢……」
;■御影
;■ ここも早いかな~。
;■ 全体的に、なにが起こるのかを知ってしまっていてBGMを鳴らして
;■ しまっている気がする。
被女孩子跑着逃掉,一般来说很伤人吧。
不过,宫子和景不一样。
虽然是同样的事情,但是涌起的感觉说是相似却有些不同。
大概,我——不去不行的吧。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紘の家の前→十字路→海辺の道→砂浜(冬、20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適当なタイミングで背景切り替え
;(ここからの演出、しっかりと。迫田演出を真似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オマージュを捧げる意味で?笑)
ame " 紘 "
紘,「等下!」
宫子的背影越来越远。
宫子的速度意外的快。
绝对没错,那比景还要快啊。
唉,这种小事无所谓的了啊。
再怎么说我这边也是男人,比体力我也不会输给你吧!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的~干吗追上来啊!」
前方传来宫子不满的声音。
ame " 紘 "
紘,「不是因为你在逃吗!」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如果不追的话,怎么会逃吗!」
ame " 紘 "
紘,「给我差不多觉悟停下来吧你!」
ame "宫 子"
宫 子,「不要!」
ame "宫 子"
宫 子,「抓住我你想干吗!?」
ame " 紘 "
紘,「什么也不干,少说那种坏名声的话吧!」
再怎么说,这已经是很容易被人误解的状况了。
ame "宫 子"
宫 子,「啊~!紘君,真缠人啊!尾行色狼素质满点啊你!」
ame " 紘 "
紘,「所以少说那种引人误解的话!」
;(フェードの仕方、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など諸々注意のこと)
突然,又回忆起那个圣诞节的夜晚。
那个时候我也是像这样追赶着宫子。
宫子她总是一个人走到不知何处。
随心所欲的,奔向她想去的地方。
不想和她分开。
这是曾经不坦率的我,为了坦率面对自己而做的决定——
ame " 紘 "
紘,「宫子!」
忍受撕裂心脏般的疼痛,用超越自我极限的速度奔跑着限界。
对着那稍稍靠近了的背影。
;(フェードの仕方、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など諸々注意のこと)
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去。
ame " 紘 "
紘,「宫子!」
右腕的痛什么的完全无所谓。
现在只是,不得不要抓住那只手。
所以,我——
ame "宫 子"
宫 子,「……」
ame " 紘 "
紘,「宫子!」
;(02表情に変えるまでの途中、どこかで03表情に?涙の浮遊がちょっと長すぎる気もするので、、、)
被我抓住手而转过头来的宫子,睁开眼睛看向了我。
不只如此——
在转身的瞬间,从宫子的眼睛散落而出的。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呜……」
ame " 紘 "
紘,「宫……子?」
毫无疑问——那是泪水。
ame "宫 子"
宫 子,「也不要……喊那么多次吧」
ame " 紘 "
紘,「不喊不行啊,哈…啊…」
啊啊,都要停止呼吸了。
ame " 紘 "
紘,「因为你,不知要跑到哪里去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那样的事……」
说到一半,宫子又闭上了嘴唇。
不过,却没有甩掉我抓住她的手。
ame " 紘 "
紘,「为什么,要哭……啊」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不明白啊,那种事情~」
宫子抽泣着。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它自己擅自就流出来了啊……」
ame " 紘 "
紘,「难道是,我……把你弄哭了吗」
虽然说话还有些难受,但现在决不可以沉默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就,就是啊,当然要哭啊……」
;(ここで03表情に変えて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紘君……抓住了…我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要来追我这样的人呢……」
;■御影チェック
;■ みやこの泣きを82として用意していますが。
;■ かなり長めに演技してもらっていますので。
;■ ファイルの分け方や、フェードが必要か、などを確認してください。
眼泪越来越多的扑簌而出。
宫子为什么会要哭泣,虽然现在的我还无法明白。
但看到了宫子带有泪痕的脸,却让我涌起莫可名状的感情。
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
;(白を挿む必要はないか?)
;■シーン転換
;(とりあえずこのCG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が、夜空とか、イベントCGがあるならそれに差し替え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ame " 紘 "
紘,「哈~,哈~,哈~……」
我按住胸口,拼命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用睡眠不足·过分劳·运动不足的身体全力奔跑果然会这样啊。
而且本来就对跑步不怎么拿手……。
;(表情注意。「心配そうな顔」
ame "宫 子"
宫 子,「没事吧?」
宫子一副担心的样子,我疲劳的原因都在你啊喂。
说起来,已经完全停止了哭泣恢复老样子了。
ame " 紘 "
紘,「我,我说你……难道,体,体育的成绩也,很好吗?」
莫名的口吃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很好啊,顺便一提1年级时的马拉松大会,我是全校第一哦」
说起来,圣诞节的时候也是嘴上说很累但却完全看不出。
虽说我是男人,没想到还真能追上她啊……。
ame " 紘 "
紘,「……那2年级的时候?」
顺提马拉松大会在每年10月举办。
ame "宫 子"
宫 子,「放弃了,我觉得取得一次第一就可以了」
ame " 紘 "
紘,「该说是像你的风格还是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说回来,紘君是第几名?」
ame " 紘 "
紘,「不要问没必要的问题」
;(ここは表情変える必要はないか、、、)
宫子虽然稍稍嘟起了嘴唇,但还是老实放弃了。
呼吸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ポーズ注意。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
一瞬,宫子把目光投向了大海。
ame "宫 子"
宫 子,「两个人到这来还是从圣诞节以来的第一次呢」
ame " 紘 "
紘,「现在可是三九寒冬啊,会来海边才会觉得奇怪吧」
要不是你逃也不会来到这吧。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们两人还真是合得来呢」
ame " 紘 "
紘,「怎样的两人啊」
我可不想被卷到怪人的圈子里面。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啊……」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没有回去呢?截稿不是已经很近了吗?」
ame " 紘 "
紘,「啊啊,那是因为……」
低头望着脚下的沙滩。
月光与星光的照耀下,白色的砂石,其间隐隐有破碎的贝壳碎片映入眼帘。
到了医院看望父亲得知是胃溃疡,还没到影响生命的程度。
不过,绘画的职业以及不妥协的性格,却是在确实的侵蚀着父亲的身体。
总觉得,好似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就在不远的将来,自己就会像父亲一样无力的躺在床上吗。
不过,就算考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这也不是可以跟宫子谈的事。
ame " 紘 "
紘,「我也不过只是玩玩而已啊,就是因为要截稿才会有这种心情」
我轻轻的踢了一脚脚下的沙子。
ame "宫 子"
宫 子,「在逃避现实呢」
ame " 紘 "
紘,「对于漫画家来说是不可避免要走的道路哦」
ame "宫 子"
宫 子,「讨厌的职业呢…」
ame " 紘 "
紘,「你呢?」
宫子装出发呆的样子来。
ame "宫 子"
宫 子,「我?我是宫村宫子,音羽学园2年级,头脑和运动神经都很好,经常被人说好可爱啊好可爱啊」
ame " 紘 "
紘,「谁要你做自我介绍了!不是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而是问你为什么在那种地方晃来晃去?」
ame "宫 子"
宫 子,「AMBUSH」(注释:AMBUSH_S68,英·潜艇)
ame " 紘 "
紘,「埋伏攻击!?」
ame " 紘 "
紘,「你为什么会懂这种军事用语啊」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的资料中有这类的书啊,我呢,书的内容只要读过一次就记忆得差不多了哦」
ame " 紘 "
紘,「真是让人羡慕的特技啊……」
宫子这家伙说不定还可以用用。
呀不,我可完全没有想要把她当作道具的意思。
我所需要的不是宫子的能力,而是……。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
ame " 紘 "
紘,「嗯?」
;☆(まだ握ったままだった手を、、、前の演出、注意して)
刚才还仅仅是牵着的手,被宫子轻轻的握了回来。
ame "宫 子"
宫 子,「高高的高高的天空之下,长长的长长的放学后的一瞬」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们亲吻起来——」
ame " 紘 "
紘,「那……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在哪听过的句子。
ame "宫 子"
宫 子,「呜哇,还真是笨蛋呢」
ame " 紘 "
紘,「你说什么」
宫子把空着的手指向了我。
ame "宫 子"
宫 子,「连自己画的作品都忘记了吗?」
ame " 紘 "
紘,「啊……」
对了。
这是我的试验性的处女作里,主人公的女孩子的独白片段。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是忘的一干二净了呢」
再怎么说也应该是有一些回忆的作品……我为什么会忘记呢。
回想回来的话,我和宫子的那个吻。
和漫画中那个情景有些相似。
ame " 紘 "
紘,「等下,难道你,故意才去做的——」
宫子摇了摇头。
ame "宫 子"
宫 子,「只是偶尔而已哦,想着为什么想要做那样的事情而偶尔想到的」
ame "宫 子"
宫 子,「想让紘君重启动一次是真心的,不过,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呢,我一直在想」
ame " 紘 "
紘,「……你这闲人还真不是做假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包在我身上」
宫子轻轻的微笑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不想去考虑都不行啊」
;(ここで05表情でい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我呢,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像过自己会和谁做KISS这样的事情」
ame " 紘 "
紘,「唉,是这样吗?」
既然是活着,KISS之类的机会在那之后该还有很多才对……。
;(ここで06表情でい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去喜欢谁,我一直都……」
为什么会这样想。
握着宫子的手我该这样问下去吗。
还是说……。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工作应该很紧张对吧?」
是这样啊。
这家伙是会突然就变掉话题的人啊。
ame " 紘 "
紘,「不值一提,修罗地狱中」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这次到原稿完成让我来给你帮忙吧」
ame " 紘 "
紘,「帮忙?」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这么说,也只能给你做饭而已,不好好吃饭也不能工作的吧?」
ame " 紘 "
紘,「话是这么说……」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我很反复无常啦所以做不到『一直』之类,所以是时间限定内的帮忙哦」
ame "宫 子"
宫 子,「那样也可以的话,就让我稍微待在你的身边」
ame "宫 子"
宫 子,「在这段时间内,答案应该就会出来了吧」
ame " 紘 "
紘,「答案…吗……」
不得不给出答案这点我也一样。
不,我不得不作出一个决定……。
被宫子的手握着的右腕。
那个给予我这只手画自己想画的东西的力量的男人说道。
;★余裕があればここで遠景。外から見た病室の窓。
;(スクロールさせることも考慮に)
;(昼に唐突になってるのと、回想なので、そのように演出してください)
;□(このような過去を演出する場合、極力past_window.jpgを使うようにするか?)
什么都不说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
被这么说,对于究竟做什么才是正确的已经茫然了。
虽然有些茫然,但不知为何能够理解父亲所说的话。
我已经可以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
我走出家门,一个人把漫画画下去的日子已经被父亲所认可。
从此之后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用自己的意志来决定。
这既是自由——同时也是背负起来的责任。
;■回想
;☆(ここ、みやこの顔と重ねる演出は、、、やりすぎか)
;.message#say 4610#say kei-109_01-0051#say  景 #say 「お兄ちゃんにとって、わたしはなに?」
ame " 景 "
景,『对于哥哥来说,我算是什么人?』
我也不得不回答那家伙的问题。
而且,最重要的是……。
宫子,对你…我该怎么做……。
#title 第一章_day10
;■<1章:10日目>
;■背景:学園?廊下(冬、12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堤京介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突然,眼睛里的世界摇晃起来。
世界仿佛转了一周,天花板变成了地板的感觉。
ame "京 介"
京 介,「呜哇,广~野」
;.message#say 130#say #say  紘 #say 「どこの国のヒトだ、俺は」
ame " 紘 "
紘,「我现在是在哪儿……」
虽然很勉强,吐槽的余力还是有一些。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我靠着墙壁支撑起软弱的身体。
ame " 紘 "
紘,「……现在真的有点不行了」
;(京介立ち絵の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表情にも注意)
ame "京 介"
京 介,「喂喂,你一个人玩什么呢我说」
觉得我刚才的像是在玩吗,你丫。
长的什么眼睛啊,你丫。
这也算是当朋友的么,你丫。
;(表情注意して。02a04でも?もしくは無難に02a01とか)
ame "京 介"
京 介,「哦哦,广野的身体内有蠕动的诅咒我明白」
ame " 紘 "
紘,「你能明白就好」
总之回过一句后,再次抬起了步子。
现在是午休时间。
在和食堂派的京介一起去食堂的途中……仅此而已。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要不要借肩膀给你?特别价格哦」
ame " 紘 "
紘,「你还要收钱吗!」
就算你免费我也没要借的心情。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啊,广野你每月总会这么一段身体不好的时间,休息也满多的…」
ame " 紘 "
紘,「…………」
;(a05の使い分けも考えて。ここはa05のほうが良い?)
ame "京 介"
京 介,「其实你的真身是女孩子来那个了吗?而且还比较严重的样子?」
ame " 紘 "
紘,「想死一次看看吗、京介」
不能再跟这个家伙说笑话了。
赶快一个人走了算了。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エフェクトエンドで終わらせると、ちょい遅いな。
;(立ち絵からこのCGへの移行は違和感がないようにしっかりと)
;(さらにこの後、顔アップのスクロール歩き使うみたいです。要留意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等下,等下,真的没事吧」
即便如此京介还是追了上来。
ame " 紘 "
紘,「什么事都没啦」
虽然这种事情混乱不堪,认真来上课而没时间也对画原稿造成危机。
不过——
虽然鱼贝类微妙的多觉得有些瑕疵,不过每天总算保证了饮食。
仅此而已就觉得身体的负担减轻了不少。
虽然有些害羞而无法对其本人说,真的是很值得感谢。
为此原因——我才不能倒下。
ame "京 介"
京 介,「嘛,你这么说也就算了,真的不太好的时候就说话哦」
ame " 紘 "
紘,「说了你会做什么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不啊,不会做什么」
ame " 紘 "
紘,「猜的就是这样」
对京介抱有期待纯属浪费时间。
ame "京 介"
京 介,「什么都不做不也行吗?被人听自己说话,不也会稍稍快乐点吗?」
ame " 紘 "
紘,「……我想没想要快了什么的」
偶尔觉得京介是个不错的家伙时就会自然而然的不爽起来。
啊~,可恶。
;■御影チェック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メモだが、出だしはみやこと紘だけ切り抜くか?
;(コンテより一つ後に置いてます)
ame " 紘 "
紘,「哇」
宫子突然从背后出现。
ame " 紘 "
紘,「我说你们,除了吓到我之外就没法好好打招呼了么」
ame "宫 子"
宫 子,「嗯~…………」
;(ここはa02表情続行でもいい気がしますが)
ame "宫 子"
宫 子,「没可能吧?」
算我拜托您,请努力。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紘君,饮料之类的买了吗?」
ame " 紘 "
紘,「现在正要去」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就先到屋顶去了,早点过来哦」
宫子亮出双手拿着的两人便当盒。
ame "京 介"
京 介,「……最近,我还在想你只买了饮料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吗」
糟了,忘了京介好在的啊。
ame " 紘 "
紘,「啊呀,不是这回事,你别误解啊,我可没和家伙在屋顶享受过什么午餐时间哦~」
;(ここでb03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不就是和我一起享受午餐时间的吗」
ame " 紘 "
紘,「你给我闭嘴」
ame "宫 子"
宫 子,「唉~,我要是不说话的话会死的哟」
ame "京 介"
京 介,「在这种状况下撒谎不可能吧,放弃吧,广野」
;(みやこ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放弃吧~」
为什么你们拉起共同战线了。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你是谁?」
不意之间,宫子指向了京介。
ame "京 介"
京 介,「我是堤啊,堤京介!1年级的时候不是说过不少话的吗!」
说起来,以前好似还发生过京介追求宫子的事情来着。
ame "宫 子"
宫 子,「唔,是这样呢……1年级的时候经常被各种各样的人搭话呢」
ame "京 介"
京 介,「完全被当成路人了啊……」
哦哦,京介快要哭出来了。
;(京介の表情にも注意して)
;.message#say 800#say miy-110_01-0023#say みやこ#say 「まぁいいや。じゃ、あたし行くから。紘くんはまた後で。エトセトラの人もバイバイ」
ame "宫 子"
宫 子,「嘛算了啊,那么我就先走了,紘君等下见哦」
ame "宫 子"
宫 子,「路人君也拜拜」
ame "京 介"
京 介,「不要说路人~!」
;(わざとモブ消してますが、違和感あるようならモブ入りで)
宫子无视了京介的话,快步离开了。
ame "京 介"
京 介,「呜呜,我的自尊被挖空了……」
ame " 紘 "
紘,「你还有那种东西吗」
ame "京 介"
京 介,「你们,最讨厌了……午饭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我去寻找安慰去……」
想要再刺一句"谁啊"的时候,已经传达不到了。
无力的垂着肩膀的京介已经不知何时消失掉了。
ame " 紘 "
紘,「能把这个作为契机而转换一下心态活下去就好了」
嘛,不得不转换心态的人并不只京介一个。
我也需要,宫子也一样。
用着不正常的生存方式,那份人生帐单总有一天会转回来的。
;■背景:屋上(冬、13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とりあえず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空、もしくは切り出しからのインも考慮に入れて)
ame " 紘 "
紘,「那么,我先走了」
ame "宫 子"
宫 子,「唉~,这就走了吗?」
;(とりあえずここに挿むんでますが、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このCGから切り出す場合は、紘の顔とみやこの顔をアウトにするように切り出しを)
宫子啪的抱住了刚准备站起来的我。
ame " 紘 "
紘,「喂」
;(紘の表情変化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唉?」
ame " 紘 "
紘,「胸。胸、胸部压到了啦」
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的巨大的胸部紧紧的压住了我的手臂。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你想换什么地方压呢?」
ame " 紘 "
紘,「哎呀,那自然胸部是最舒服的」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没问题嘛」
;(紘の表情変化、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虽说如此……等下不对!」
ame " 紘 "
紘,「我说了我不得不走了啦!」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还很早嘛」
虽然午休还有10几分钟的时间,但我还是摇了摇头。
;(みやこの表情注意)
ame " 紘 "
紘,「下个科目是体育啊,教体育的大塚老师,如果迟到会很烦的,不得不早去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次の文でこのCGを表示?)
ame "宫 子"
宫 子,「原来如此,不过,吓了一跳呢」
宫子终于把胸部移开了。
随之而来的丧失感正是所谓的男人心理吗。
ame " 紘 "
紘,「倒是,有什么东西吓到你了?」
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还在想你要抛弃我了吗」
ame " 紘 "
紘,「你啊~」
这不是什么抛弃不抛弃的问题吧。
再说了,那个说话方式完全就跟我已经做了一样啊。
ame " 紘 "
紘,「嗯?奇怪?」
最近这段时间,每天都在一起吃午饭。
一起放学后,宫子就会来到我家,读书或者打扰我的工作。
到了傍晚,就会去准备晚饭,当然也是坐在一张餐桌周围一起吃。
而且,宫子就算晚饭结束,也会在我家呆到12点之后。
而且还有,虽说只有一次的KISS……。
这如果不算交往的话,又算什么呢。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呜噢噢……」
抱着头仰向天空。
ame "宫 子"
宫 子,「怎,怎么了吗?精神药用完了吗?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ame " 紘 "
紘,「说什么呢你!」
ame "宫 子"
宫 子,「笑话而已啦」
不好笑的笑话求您少开。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没事吗?课逃掉吧?」
宫子一副惊讶的表情。
ame " 紘 "
紘,「不,我走了……」
嗯,总之先别在意好了。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は通常背景に戻したほうがよさそう。
;■ みやこのボイスも、呼びかけになっているのと、次のシーンとの繋ぎがいまいち。
;(ここらへんで通常背景に切り替えるか?要留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一路走好哦,回头见呢」
ame " 紘 "
紘,「嗯~」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学園?階段(冬、13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御影チェック
;■ 前のBGMを止めないのとあわせて、ここも曲を変えない。
;■ 京介との会話からBGM変化が多すぎるというのが1点。
;■ また、みやこと会っていたときの曲(紘の気持ち)を景の登場時にも
;■ 継続させることで、2人が同じ位置に並ぶということを示せるかな。
;■  ついでに、景が意志を明確にしたところで曲も止めやすくなる。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
ame " 紘 "
紘,「啊」
景啪嗒啪嗒的对面跑过来。
;■御影チェック
;■ 後述の景とみやこの位置関係の問題から、少しずつ景の座標をズラします。
ame " 景 "
景,「前辈,最近有认真出勤吧」
ame " 紘 "
紘,「突然跑出来就是说这个么」
;(表情注意。02a01でも?)
ame " 景 "
景,「因为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景盯着我这边看。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
ame " 紘 "
紘,「就算你不说也会上的啦,就是因为出勤了,才会累的困的快要死了啊」
ame " 景 "
景,「前辈只要做不也是可以做的到嘛,虽然最近不怎么见面有些在意」
想来看看,和景这样的对话貌似也很久没过了。
ame " 紘 "
紘,「不用你担心啦」
ame " 紘 "
紘,「比起我你怎么样啊,经常见不到是因为部团活动吗?」
景点了点头。
;(ポーズ注意。「にっこり」
ame " 景 "
景,「最近呢,状态很不错呢」
景轻轻的笑起来,做出投球的姿势。
ame " 景 "
景,「身体可以跟着想法而动起来,过人也经常过的去,投球也很准,这么好的状态说不定是第一次呢」
ame " 景 "
景,「现在玩篮球很愉快,愉快的让人停不下来呢」
ame " 紘 "
紘,「哈~,你竟然也有这么天真的一面呢」
;(フェードの仕方には注意。併せ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
ame " 景 "
景,「前辈你把人想成什么了」
将景轻轻挥出的拳头用手掌接住。
当然,用的是左手。
ame " 景 "
景,「这个星期天」
ame " 紘 "
紘,「星期天?」
;(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しっかりと)
ame " 景 "
景,「有练习比赛,对象是去年的县大会的第二名」
ame " 景 "
景,「虽然我们这边也不弱,不过估计也很难取胜」
ame " 景 "
景,「虽然不想这么说,但部员的大家都会这么想的吧」
;.message#say 1580#say kei-110_01-0021#say  景 #say 「練習試合があるの。相手は、去年の県大会準優勝校。ウチだって弱くはないけど、まず勝てる見込みなんてないと思う。口には出さないけど、部員のみんなはそう思ってるでしょうね」
ame " 紘 "
紘,「……然后呢」
ame " 景 "
景,「但是我从最开始就讨厌放弃,自己状态也很好,队伍的大家也有很好的配合,有可能赢也说不定呢」
景唰的向前踏出一步。
;☆(「一歩踏み出した」
;の演出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想让前辈也来看我的比赛」
ame " 景 "
景,「地点是这里的体育馆,比赛从10点开始」
ame " 紘 "
紘,「星期日吗……」
星期日的话原稿就已经结束了,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可以。
;(目線注意)
ame " 景 "
景,「我,一定会赢」
景的眼睛里包含着坚定的决心。
ame " 景 "
景,「绝对赢给哥哥看……到那时,我…会把重要的事情说给哥哥听」
ame " 紘 "
紘,「重要的事情……」
ame " 景 "
景,「虽然现在不能说,但我绝对会说出来」
ame " 景 "
景,「我会赢的,请等着我……拜托了」
ame " 紘 "
紘,「等…等什么」
ame " 景 "
景,「吵死了,这以上的不会说了!」
一会温和一会怒喊还真忙啊。
不过。
等着我…吗。
说不定,景她一直在……。
景一直在等着也说不定。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リのよいところまで文章はあったほうが良さそう。
;.message#say 1790#say #say #say 待たせていたのが誰なのかは、考えるまでもな——
被等待的究竟是谁,我还没来得及考虑——
;■御影チェック
;■ ちょっと止めるの早いかな。
;■ 少し無音を多くしすぎているかも。他の人の反応を見よう。
;(景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御影チェック
;■ 景のぼかし、位置関係もおかしいな。
;■ 普通に対処してみましょ。
;■ あわせて、位置を調整するために、景登場からここまでの座標をズラします。
又是在最坏的时机出现了啊。
笑颜满面的宫子踩着轻快的脚步从楼梯上走下来。
ame "宫 子"
宫 子,「刚才忘记说了,今天的晚饭——」
正说着,宫子站住了。
;(景を後ろ姿中距離?右で置いて、みやこを通常距離?左で置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小景……」
ame " 景 "
景,「……你好」
景一点都不隐藏自己的坏心情。
;(ここのみやこの表情変化には要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
景向我投来锐利的视线。
ame " 紘 "
紘,「你的眼睛十~分可怕啊……」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不是体育课啊,早点去的好啦」
ame " 紘 "
紘,「但是……」
把宫子和景就这么放着真的好吗。
;.message#say 1940#say kei-110_01-0043#say  景 #say 「授業に行って。ていうか、さっさと行け」
ame " 景 "
景,「去上课去——倒不如说是,赶快给我走人!」
景的声音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催促感。
看起来,这里只有老实听从比较好吧……。
;■みやこ視点
;■背景:屋上(冬、13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    新藤景  :制服(冬)
;■白バック.playSE kagi_ireru.ogg f 0 *
;(このCGからインしてますが、通常背景、もしくは↑の指定にあるように白からイン)
ame "宫 子"
宫 子,「这个钥匙么,是紘君从他姐姐那儿拿来的,作为升学礼物的替代品」
最近由于经常是我先到屋顶,于是就这样交给了我。
ame " 景 "
景,「凪姐姐还真能做出来呢」
ame "宫 子"
宫 子,「哦对了,小景和那位姐姐见过呢」
ame " 景 "
景,「最近倒没怎么见面,因为凪姐姐到海外去了」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
咯沙,锁被打开了。
;(鍵穴に鍵を入れてるCGからこの開けるまで、滞空が長すぎるか?苦笑)
当我推开通往屋顶的门。
;■ここより屋上の通常背景
瞬间就有冬日的寒风拂面而过。
ame "宫 子"
宫 子,「啊~,果然还是很冷呢」
ame " 景 "
景,「那么,换到不是这儿的地方也好吧?」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不会有人来啊,说悄悄话最好了呢」
ame " 景 "
景,「……和广野前辈吗?」
小景整理着被风拂乱的头发。
ame "宫 子"
宫 子,「也没说过什么必须瞒着别人的话啊」
;(視線そらしていいか?)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想说那样的话吗?」
ame "宫 子"
宫 子,「那样也会很有趣呢」
虽然这么说,我和紘君之间却没怎么说过太牵涉到那方面的话。
分明这些天,只有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才会刻意的避开的吧。
如果进入奇怪的状况的话,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感到害怕。
我是这样,大概紘君也一样。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平常和紘君说些什么话呢?」
ame " 景 "
景,「没什么啊……因为前辈和我都是笨蛋啊,都没说过什么正经话」
说话方式还真是顽固呢~。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虽然我比你大一岁,不用敬语也行啦,不要在意太多」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我和广野前辈是从小时候就在一起玩的」
啊,被无视了。
;(ここで03差分に移行しても良いか?)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从小就随着他的父亲学习画画,基本都不出外玩耍,理所当然的,完全没有什么朋友」
突然开始的这是什么呢。
ame " 景 "
宫 子,「但是呢,对于偶尔会逃出家一个人徘徊着的广野前辈,我总觉得看不下去」
ame " 景 "
景,「为什么会单独一人呢」
;.message#say 2280#say kei-110_01-0061#say  景 #say 「でも、時々家から抜け出してきては一人でうろうろしてる広野先輩を、わたしはなんだか見ていられなかったんです。どうしてひとりでいるんだろうって」
ame " 景 "
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理解什么叫做孤独」
;☆(ここで03差分を一瞬だけ使うのが通なのか?)
呼的一瞬,小景流露出像是望向远方的眼神。
那究竟是什么呢。
ame " 景 "
景,「前辈…他很寂寞,所以,我觉得不能再让他一个人孤独下去」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多余的操心吗~」
ame " 景 "
景,「是前辈自己跟过来的,虽说我把他带到我家」
ame "宫 子"
宫 子,「把男孩子突然就带到自己家?小景你虽然那么小却很大胆啊……」
ame " 景 "
景,「小孩子时的事!再说了,和身体大小没关系吧!」
迅速的反论。
之前就想到过,小景…很能干呢。
ame " 景 "
景,「……像这样,把话题转移掉就是宫村前辈的做法吗」
ame "宫 子"
宫 子,「没到那种层次啦,只是认真的说话,不过常常起到反效果呢,啊哈哈」
ame " 景 "
景,「就是讨厌你这种随口说话的地方啊……」
我听到了哦,小景。
不过这种程度的毒舌对我来说还不会在意。
ame " 景 "
景,「我呢,从很小就喜欢少女漫画,在家里漫画也有很多」
ame "宫 子"
宫 子,「还真是从外表上看不出的少女风的兴趣呢」
ame " 景 "
景,「少来管我!」
也不用那么大声喊吧~。
嘛,她也有那跟自己形象不符合的自觉吧。
;(c04差分もあり?)
ame " 景 "
景,「前辈他」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他最初接触的娱乐就是少女漫画了,前辈他,瞬间就迷上而埋头读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向那方面倾斜的原因原来是小景吗」
果然呢,再怎么说紘君也是男孩子。
普通的话应该喜欢少年漫画或者青年漫画之类才对呢。
ame " 景 "
景,「虽然知道很喜欢,不过却没想到他开始画少女漫画,而且还发表了处女作」
ame " 景 "
景,「嗯,完全是预想之外的事情了」
ame " 景 "
景,「正是因为在身边很近才没有想到吧……」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的能力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message#say 2550#say kei-110_01-0085#say  景 #say 「ええ、全然予想すらしてなかったんです。身近にいたからわからなかった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けど……広野先輩の力はわたしが思ってたより全然すごくて」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决定,好似少年漫画的主人一样呢~那家伙的潜在能力远远的超出了我等的预料!之类的」
一闪,小景狠狠对我瞪了一眼。
难得有一副可爱的脸,笑下多好呢。
;■御影チェック
;■ いや、やはりここの景の言葉は、みやこに真っ直ぐぶつけるべきか。
;■ 表情はまだ真っ直ぐに。
;(ここでc04表情で良いか?)
ame " 景 "
景,「我是这么想的,宫村前辈」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景 "
景,「看到努力的人,只觉得好厉害啊…是不行的」
ame " 景 "
景,「果然是,努力着的人是不会认同什么都不做的人的,就算退一步讲,也不可能会喜欢上她」
;■息をのむ。
ame "宫 子"
宫 子,「…………」
;■御影チェック
;■ ちょっと028だと重いというか派手すぎるな。
;■ みやこは、このショックがなにか判別つきかねている程度のもの。
;■ このほうが、地の文章までボイスにしているみやこの心情に近い。
;■  あと、みやこが紘と寝たと告げるシーンがこの056の曲——。
;■  同じ曲にすることで、こことの対比にする。
……这是什么。
这种好似被什么刺穿的疼痛。
这…到底是什么……。
;■御影チェック
;■ 目線が逸れるのはここで。
;■ ボイスもここで落ち着くし。
;■ 最後の押しで逸れるくらいが景らしいという点もあるか。
ame " 景 "
景,「我是这么想的」
ame "宫 子"
宫 子,「……这就是,小景开始打篮球的理由吗?」
ame " 景 "
景,「我本来就喜欢篮球啊」
ame " 景 "
景,「速攻过去,一个人切开敌人的防线然后投球入篮,会让人特别心情愉快呢」
;(ここでネコミミもあったらどうしようかと思いましたが、ないのでシネマモードで問題ないと思い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喵~」
ame " 景 "
景,「你在取笑我吗?」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不是,我是太感动而一不小心猫化了而已」
我把头摇来摇去。
;(どこで猫化をとくか注意)
ame " 景 "
景,「无所谓了,不过,只有这点容我说出来」
;(ここで猫化をといていいか?)
毫无迷惑的直直看过来的眼瞳。
能有这样的眼睛,肯定是小景抱有坚定的心情的原因吧。
;(ここでd02差分で良い?)
ame " 景 "
景,「我——喜欢哥哥」
ame " 景 "
景,「从很早以前开始,超越现在直到未来,无论何时这份心意都会持续下去」
ame " 景 "
景,「因为…我到现在为止从来都没有断掉对哥哥的这份心意」
;.message#say 2790#say kei-110_01-0105#say  景 #say 「ずっと昔から、これからもずっと、いつまでも思い続けます。だって、これまでも一度だってお兄ちゃんへの気持ちが途切れたことなんてなかったもの」
ame "宫 子"
宫 子,「……你对我说也…」
;☆(d04差分がないでー。d04を交えて、ここからの構築はしっかりと)
ame " 景 "
景,「你就像这样,一直装傻就可以了」
ame "宫 子"
宫 子,「…………」
ame " 景 "
景,「而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ame " 景 "
景,「不,我要把你从哥哥身边消除」
ame " 景 "
景,「像你这种人……」
我……要从紘君的心里消失?
再次,消失掉……?
;.message#say 2880#say kei-110_01-0115#say  景 #say 「わたしは、そこからお兄ちゃんと一緒に始めます。あなたとはそれでさよなら。それで……終わりです」
ame " 景 "
景,「而我,要从那里和哥哥一起开始,同时在那里和你说出永别」
ame " 景 "
景,「然后……就是结束」
ame " 景 "
景,「我会把它结束」
第一章_day11_01
;■<1章:11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20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ame " 紘 "
紘,「结束了~!!」
扔下笔伸出双手。
原稿完成的这个瞬间。
忍受着作画的苦痛到现在,只有这个瞬间的解放感才是最棒的啊!
;(この前、このCGからの切り出しも考慮に)
ame " 紘 "
紘,「……嗯?」
ame " 紘 "
紘,「宫子?」
在房间一角安静读着书的宫子,用震惊的表情看向了我。
;■御影チェック
;■ 一緒に変わるので、もうちょい後に。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も?紘とみやこの表情がいっぺんに変わってる点にも注意)
ame " 紘 "
紘,「唉?啊咧?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嘛,突然大声喊起来肯定会被吓倒的吧。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紘 "
紘,「抱歉,不过呢,不这样喊一下的话就没有结束的气氛呢」
ame "宫 子"
宫 子,「啊,嗯,别在意,只是稍微被吓了一下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辛苦了呢~」
ame " 紘 "
紘,「啊啊,THANKS」
ame " 紘 "
紘,「啊,不是能慢吞吞的情况!」
我拿起放在一起的原稿,递给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干吗?要送给我吗?」
;(c01はここに。併せ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トは20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あんど、ここのCGの差分、リストから大きく変わっていますので、最新のリストをもらっておくこと)
ame " 紘 "
紘,「笨蛋,不是啦」
;(c02をここにぶちこんでます。この次の紘の台詞でc02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暫定)
ame " 紘 "
紘,「全部的画页都在这了,你能不能帮我校对一下明暗之类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现在都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了」
连续3日不断的通宵工作啊。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可以……但是原稿,不是不能随便就拿给人看吗?」
;(視線をそらしながら、、、なので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完成这个原稿,并不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既然是帮助过我的人,读一下完全没问题」
我把视线从宫子身上移开说道。
为什么我会这么坦诚的说出来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嗬~」
ame " 紘 "
紘,「干吗啊」
啊啊,脸又红起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不不,我明白了,我会认真校对的哦」
;■ここよりみやこ視点
;■背景:紘自室(冬、20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紘君急冲冲的去交原稿了。
好像是,使用特快专递的话数小时就能送到出版社。
文明啊。
比起这个……。
ame "宫 子"
宫 子,「哈~吓坏了~」
因为他突然说「结束了」什么的。
在屋顶小景的话还环绕在耳边。
说要让这一切结束。
是何时,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但是确实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我和紘君还有小景——3个人被卷入这个旋涡之中。
说起来应该算是那个吧。
在漫画以外见不到的,那个词语。
虽然意外地现实中有可能存在……。
但是却不可相信自己却会被卷入这种事情里去。
;(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不对。
ame "宫 子"
宫 子,「是我自己走进去的啊」
因为我已经被抓住了啊。
那虽然是悲伤的事情,但同时也充满喜悦。
被紘君抓到我的手的那个瞬间——我确实感觉取得了一些什么,但同时也失去了些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复杂呢……」
咚唰。
躺在了床上。
紘君的原稿,真的好棒呢……。
分明和我同岁,却就已经能画出那种程度了啊。
并不只是努力,而且留下了好的结果。
小景她也是在让人觉得心疼的程度努力着。
比起来我算是什么?
每一天每一天都在闲逛而已。
一次决定下的生存方式就会一直保持下去。
到最后,我…到何时为止都没有变呢。
拒绝着自己的改变。
;☆(ここでこのCGに移行する場合、音声加工には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姆~~~」
把脸埋进枕头里去……。
不可思议。
分明他一直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都没有好好的用过几次床的。
ame "宫 子"
宫 子,「有紘君的味道……」
哈。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该做这种事情的场合!」
在紘君回来之前一定要把晚饭作好。
虽然约定是到「原稿完成之前」,但还是给他这点的延长服务吧。
#vo endだったけど、これくらいの延長サービスはしてあげよう。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想吧。
ame "宫 子"
宫 子,「那~好…………嗯?」
这个枕套,还真是够脏了啊。
床单看起来完全没有洗过的样子。
怎么觉得跟真的「情妇」一样的了,虽然没怎么做过洗衣物之类,但还是洗一下比较好吧……
みたいだから、洗濯まではさすがにやってないけど、洗ってあげたほうがいいかな……。
ame "宫 子"
宫 子,「嗯」
我拈起沾在枕套上一根头发。
果然房间不清洁不行呢……要是弄的紘君生病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奇怪?」
;☆(ここ、136d01のCGの切り出しを使っても良いかも)
这根头发,长度暂且不谈颜色也和紘君稍有不同……?
当然,也不是我的。
这样的话……。
;■ここより紘視点
;■背景:紘自室(冬、20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ダミーで通常背景、挿みました)
;(実際にはイベントCGがありますが、まだ来ていないので白を挿んでます)
ame " 紘 "
紘,「啊~,好饱好饱」
放下筷子的我摸着已经胀得不能再账的肚子。
宫子做的味噌海鲜锅的分量,少算也有5人份了。
吃到最后差不多就是靠意志坚持下去的了。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还真是能吃啊~」
ame " 紘 "
紘,「不是你说的不要剩全吃完的吗!」
;(ここ、03表情でい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说笑而已啦……」
ame " 紘 "
紘,「说笑的话在我吃完之前就给我订正!」
果然把量弄错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唔~嗯,我想看下紘君能前进到什么地步而已啦」
ame " 紘 "
紘,「为了你的兴趣搞坏我的肚子也没事吗!」
ame "宫 子"
宫 子,「大概没事…吧」
把这家伙打出门去吧……。
;(ここは表情を変えさせる必要はなく、前のを続行?)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就去做整理了呢」
被逃掉了。
…………
……
;(音は仮です)
;☆(ここ、サイドフェードで?さらにこのCG、お茶ではなくコーヒーになってるので注意されたし)
咚,咚的放上来两杯茶。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是辛苦了呢」
ame " 紘 "
紘,「……谢了」
慰劳什么对我来说很难应付的啊。
虽然我想自己不够坦诚。
ame "宫 子"
宫 子,「嘛,但是怎么说呢」
但宫子却完全没有介意,真不愧是她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会这样紧张呢」
ame " 紘 "
紘,「老样子了」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自夸的事,但在截稿之前富有余裕的完成原稿确实一次都没有。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最开始就快速完成不好吗?」
ame " 紘 "
紘,「少提这个!」
ame "宫 子"
宫 子,「唔啊啊」
ame " 紘 "
紘,「暑假的作业不一样吗!不被紧张的逼着的话是做不出来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是,是这样吗……」
ame " 紘 "
紘,「就是这样」
我用不允许反驳的语气说道。
不可思议的是,就算再怎么迅速赶最后还是会变成这种紧张的情况。
实际上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谜啊。
ame "宫 子"
宫 子,「但,但是,现在应该可以稍微缓和一下了吧?」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嘛」
ame "宫 子"
宫 子,「唉!?是吗!?」
我叹了一口气。
ame " 紘 "
紘,「下次的素描,单行本的加工修正,还有绘制封面的工作,啊啊,增刊号用的素描再不画就麻烦了啊」
;☆(ここでc06表情を使うか?c06差分は未使用なので、使いどころを考えておく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休,休息呢……?」
ame " 紘 "
紘,「休息是认真做事并做出成果的人的东西,如果像我这样一直闲散的休息下去,是再过多久也无法进入上层的啊」
ame " 紘 "
紘,「漫画家的种子多的是,发呆的话瞬间就会被人超过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唔~……」
哦呀,没什么你该心烦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严格的世界呢……」
ame " 紘 "
紘,「做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吧,不过嘛,只有今天的话休息一下也好呢」
右手已经完全超越所能承受的极限了,不休息一天的话就不算回事了。
再这样下去崩溃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お茶なのか、しっかりCGは確認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还要添茶吗?」
ame " 紘 "
紘,「啊啊,来一杯吧」
;(天井に移行させ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修正を)
房间安静下了,只能听到宫子从小茶壶中倒出茶来的声音。
ame " 紘 "
紘,「…………」
虽然画原稿的时候没怎么在意,但果然这个状态有点怪异吧。
ame "宫 子"
宫 子,「冬天果然还是热茶最好呢~」
ame " 紘 "
紘,「大妈风满点」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茶不给说这种话的人喝」
唰,宫子便准备就拿走我的茶杯。
不过,我也同时伸出手来。
;(表示タイミング、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啊」
ame "宫 子"
宫 子,「哈」
不意之间两手重叠在了一起。
宫子的体温…确实的传递给了我……。
ame " 紘 "
紘,「抱,抱歉」
ame "宫 子"
宫 子,「我,我才是……」
这种恋爱剧般的发展算什么啊!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真的不是有心的。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ame " 紘 "
紘,「唉?」
啊啊,终于我的回答也开始有了奇怪的感觉。
宫子咕嘟咕嘟的喝完茶,轻轻呼出一口气。
;☆(ここでc06表情を使って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浴室,可以借一下吗?」
;(ここで時間とんでる?)
;(とりあえず白挿んでます)
…………
……
宫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虽然明白想像也是没用的,但还是会有所介意。
ame " 紘 "
紘,「虽然不能排除没什么深刻意义的可能性……倒是,这个可能性最高吧」
那家伙喜欢突然做些什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期待。
她虽然说过是时间限定内的,但真的就能这么结束吗?
不不,做饭的问题只是小事。
只是,我——
;☆(ここ、ev01_033b01を使いたいところですが、手にペンを持っているので使えず。別の画像を持ってくるか、切り出しで)
哔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
ame " 紘 "
紘,「……」
啊~吓死我了。
;☆(ここら辺、再利用CG指定が多いので、うまく構築していくこと)
我拿起手机。
ame " 紘 "
紘,「喂」
ame "大 村"
大村,『是我』
ame " 紘 "
紘,「你啊」
ame "大 村"
大村,「虽然有些突然,但确实没有时间了,原稿呢?」
ame " 紘 "
1『刚才送过去了』
ame "大 村"
大村,「是吗,还真是千钧一发啊」
不太受用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叔不是只管理我一个人。
其他的漫画家也是很紧张才完成的。
这样大叔都能心情好的话才会让人不爽。
;.message#say 1860#say omu-111_01-0009#say 大 村#say 『まぁ、間に合ったんやからええわ。おつかれさん』
ame "大 村"
大村,『嘛,赶上就好,辛苦了』
ame " 紘 "
紘,「不不……抱歉了呢」
ame "大 村"
大村,『干吗,吃错药了?坦白的道歉什么呢』
ame " 紘 "
紘,「吵死了啦,就这点事吗?」
ame "大 村"
大村,『啊啊,对了,我说你,春假的时候来这边一次』
ame " 紘 "
紘,「啊?为什么?」
我可不记得有接受过什么邀请。
ame "大 村"
大村,『不偶尔见下不行,总会有些不安』
;■御影チェック
;■ 遠恋は、他の方がひっかかるようなら修正しよ。
我们是远距离恋爱中的情侣吗?
这大叔瞎说什么呢。
ame "大 村"
大村,『嘛,仅仅想让你休息一下而已,旅费这边会负责的』
ame " 紘 "
紘,「顺带一提,以此为原因拖稿可以吗?」
ame "大 村"
大村,『不行』
ame " 紘 "
紘,「…………」
如果不是电话的话我卡你脖子哦,大叔。
ame "大 村"
大村,『就是如此,剩下的小事等我检查过遍原稿再给你打电话,那就这样』
ame " 紘 "
紘,「啊~、了解」
;■御影チェック
;■ 電話を切った際は、それにあわせてボイスが止まるように修正します。
;■ 切ったはずなのにボイスがあると変だ。
;■ ただし、一部例外はもうけます(途中で切れるのが逆におかしな場合)。
;(この画像でいいか注意)
通话结束。
不过说起来。
ame " 紘 "
紘,「我看起来状况就有那么危险吗?」
看不见我会觉得不安。
还是大村先生太过于担心了呢。
唔~……。
;(ここから140CGまで一気にいくのか、途中で何か挿むのか?)
ame " 紘 "
紘,「等下」
再次看起手机,看向时间。
那家伙,沐浴时间也太长了吧?
女人平常都是洗这么久的吗?
;■御影チェック
;■ 他の方が気になったら加筆修正を考慮。
;☆(母親……と比較しないまでも姉がいたような。景とか)
虽然问问京介说不定可以明白,不过我预感到那样会很糟糕。
唔~。
那家伙,不是在浴室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ame " 紘 "
紘,「奇怪的事情是什么啊」
虽然有些不太明白。
但还是稍微去下的好吧?
不过我可不想被误认是偷窥啊……。
select "去看下情况",*111_011,"不在意",*111_012
去看下情况
不在意
;◆選択肢
;■?様子を見に行く。
;■?気にしない。
;■様子を見に行く。
总之,去喊一声看看吧。
就算是最坏的情况被认为是偷窥,对方是宫子的话就无所谓。
;■ここより白バック
;(白バックではなくイベントCGで処理してます)
ame " 紘 "
紘,「喂~,宫子」
ame " 紘 "
紘,「…………」
没有回音。
ame " 紘 "
紘,「我说喂,宫子!」
;(ドンドンッ、、、で音じゃないので、注意されたし。要加工のこ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効果音も用意のこと)
;■御影チェック
;■ SEと文章があわないな。
;■ そこまで強く叩くほど慌てる時間じゃないか。
;.message#say 170#say #say #say 脱衣所に続くドアを叩きながら呼びかけてみる。
咚咚。
我一边敲着更衣室的门一边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次の台詞でこのCGを?)
ame " 紘 "
紘,「…………」
果然没有反应。
ame " 紘 "
紘,「……进去了哦」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进来的时候要打报告哦~」
ame " 紘 "
紘,「你还活着啊!」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我已经决定好要把紘君的份一起活下去了啊~」
ame " 紘 "
紘,「我还没死!」
可恶,白担心了。
这种白痴,扔下不管好了。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谢谢你~」
ame " 紘 "
紘,「哈?」
我停下正准备踏出去的脚。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我…刚刚睡着了」
ame " 紘 "
紘,「……你还真没被淹死啊」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我现在就出去……能不能准备一些凉的东西呢」
原来如此,看来完全泡头晕了啊。
ame " 紘 "
紘,「出来的时候注意哦」
;■音声加工
ame "宫 子"
宫 子,「了~解」
;■背景:紘の家の前(冬、22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表情注意。もっと元気な表情で?))
;☆(とりあえず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実際は顔アップ歩きスクロールを)
ame "宫 子"
宫 子,「啊~,风好舒服呢~」
旁边走着的宫子,啪嗒啪嗒的解开领扣。
ame " 紘 "
紘,「喂喂,干吗呢你」
虽然明白你身体现在很热,但这样会感冒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不可以吗?」
就算你用那么可爱的问法也是不可以。
我摇摇头。
ame " 紘 "
紘,「够了赶快给我盖住」
ame "宫 子"
宫 子,「是~」
;■気にしないを選択。
宫子也不是小孩子了,不管她应该没事的吧。
拉起袖子看向自己的右腕。
ame " 紘 "
紘,「总之这次也算熬过了啊……啊」
贴满绷布的手腕已经失去痛感只有麻痹了。
果然在短时间要画大量的画的话,对于手腕的负担太大。
虽然如果计划好时间,让手腕能有所休息的画下去的话,可能会稍微好一点……。
但在不得不去学校的前提下是行不通的。
ame " 紘 "
紘,「嘛,只有这样继续欺骗下去啊」
不会去说让连载停下之类的话,因为本身就不想停下。
如果停下的话,就会有离漫画越来越远的感觉。
不得不一直硬撑着继续欺骗自己——继续欺骗周围的人。
;☆(↑句点がありません。要修正を)
;(この切り出し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もう少し手の平、左寄りに?)
ame " 紘 "
紘,「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音は仮です)
噗通!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表示タイミングも、この一つ前の文で?)
ame " 紘 "
紘,「呜哇!!」
怎,怎么回事!?
突然响起的声音差点把我吓得跳起来。
ame " 紘 "
紘,「啊~,吓死我了……」
ame " 紘 "
紘,「浴室吗?」
宫子那笨蛋好像又做了什么。
我慌忙站起来跑了过去。
;■背景:紘の家の前(冬、22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とりあえず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実際はここも顔アップ歩きスクロールを?)
ame "宫 子"
宫 子,「啊~,说起来还真是吓坏了呢,突然眼前就全白一片」
ame " 紘 "
紘,「被吓到的是我好吧」
由于洗澡时间太长而头晕的宫子,再打开浴室门走进更衣室的时候就倒下了。
没有伤到头部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过意外的意识却十分清晰,由于其本人希望而两人一起出门开始夜间散布。
ame " 紘 "
紘,「啊啊,干脆把你那糨糊头也撞正常就好了,为什么你会泡到那种不省人事的地步啊」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小事啦~,因为确实是很舒服的水呢……」
真是的,到底在干什么呢。
不搞出点事故就不舒服么。
;■背景:海辺の道(冬、22時
;■    広野紘  <嚱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ame " 紘 "
紘,「然,现在怎么样?」
ame "宫 子"
宫 子,「还是稍微有些头晕吧,不过没事吧,马上就会好的啦」
虽然没什么根据,但不过是洗澡而已,应该没事吧。
ame "宫 子"
宫 子,「呼~」
对我来说寒冷无比的夜风,宫子看起来却感觉十分清爽。
ame "宫 子"
宫 子,「偶尔这样散布也不错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是不是在考虑些什么呢?」
;(ここは表情変える?)
一瞬间,宫子的表情有些僵硬。
不过,马上又浮起了淡淡的微笑。
无法猜透她在想些什么。
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觉得宫子基本是心口不一。
ame "宫 子"
宫 子,「很多啊,虽然有很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在,却不得不从该想什么问题的地方开始呢」
ame "宫 子"
宫 子,「嘛,在考虑的时候肯定会睡着的啦」
宫子一边笑着,一边用小手啪啪的拍着自己的头。
ame " 紘 "
紘,「难道是……」
ame " 紘 "
紘,「之前不是和景说过些什么吗?和那有关吗?」
ame "宫 子"
宫 子,「说没有的话是在说谎,不过却不止那些呢…」
ame " 紘 "
紘,「是吗」
和景到底说过什么,看来没有想要说的心思。
大概,就算追问也不会说的吧……。
ame " 紘 "
紘,「复杂的事情,洗完澡再想啊,下次就真的淹死浴室了哦」
ame "宫 子"
宫 子,「那时只要紘君再来救我就好啦」
ame " 紘 "
紘,「白痴啊你」
;☆(「手を合わせる」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对了」
宫子啪的拍了一下手。
;(この表情はマジ面ではない?)
ame "宫 子"
宫 子,「一起去洗不就好了嘛」
ame " 紘 "
紘,「一副认真的样子说什么呢你」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姆」
宫子嘟去嘴唇瞪着我。
当然,就算被盯着也没什么可怕。
虽然这家伙比较恶质量、但却完全没有什么「攻击性」啊。
ame "宫 子"
宫 子,「这种时候呢,没有动摇就不有趣了啊」
ame " 紘 "
紘,「所以,我才不是什么为了人你觉得有趣的存在」
ame "宫 子"
宫 子,「切,没意思」
宫子嘟囔着,踢着脚下不可能有的石子。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
ame " 紘 "
紘,「又怎么了」
;(表情注意。05a05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啊不,没什么」
毫无头绪。
宫子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谜团。
无法捉住的,自由的过分的存在。
ame " 紘 "
紘,「宫子」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谢谢你」
;■御影チェック
;(ポーズ変化注意。01ポーズで?)
宫子浮起吃了一惊的表情。
ame " 紘 "
紘,「因为有你人在,我才会稍微好过一点」
ame " 紘 "
紘,「想着松下肩膀的力也会不错,虽然只是想想而已」
实际上,我并没有放下所背负的东西。
不懂得如何放下。
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像宫子那样——自由的生活下去呢。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吃了什么坏东西吗?」
ame " 紘 "
紘,「除你做的以外我什么都没吃」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对了,是这样呢……」
于是,我们继续无言的走下去。
不发一语。
;(本当にここでこのCGでいいのか?手の繋ぎ方が大袈裟すぎるような)
只是,双手却紧紧相牵。
在那看惯的城市,不变的拐角处。
理所当然一样——把嘴唇重叠在一起。
宫子呼吸的温度,让我忘记了其他的一切……。
;■背景:砂浜(冬、23時
;(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夜空、もしくは切り出しでインも考えること。前にあった砂浜のCGをインさせ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踩到沙子的沙沙声,海潮音。
在昏暗的夜晚,月光的照耀下有一阵阵的波浪拍打而上。
安静的温柔的冬夜。
在海潮边走着的宫子的身影仿若梦幻。
冻透身体的寒冷已无所谓了。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曾经被指责过」
宫子不意之间站了下来,张开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试探人之类的举动少做”之类的」
ame " 紘 "
紘,「那算什么,被谁说?」
ame "宫 子"
宫 子,「关系信用的问题,所以来源告知不可哦」
宫子恶作剧般笑起来。
ame " 紘 "
紘,「白痴啊」
ame " 紘 "
紘,「再说了,到底算什么啊,试探?对谁?」
宫子唰的伸出手指指向了我。
ame " 紘 "
紘,「唉?我?」
完全没有记忆啊……。
嗯,确实一点记忆都没有。
ame "宫 子"
宫 子,「呜哇~,还真是迟钝呢,紘君」
ame " 紘 "
紘,「那是你太敏感了吧」
宫子莞尔一笑。
ame "宫 子"
宫 子,「一直都在…,从在学园的屋顶相会之后,一直都在……从那时我就在试探紘君的反应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是不是能够重视我的人……呢」
ame " 紘 "
紘,「想要知道这种事情吗?」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不重视我的话,我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宫子她——确认在这个学园里从来没有见过积极的和我以外的人有关过。
那是因为对于谁,她都没有确认是否被重视的原因吗?
ame "宫 子"
宫 子,「说老实话呢,紘君的事情都已经被我忘掉了呢」
ame "宫 子"
宫 子,「圣诞节见面后,不是完全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吗?分明喊着要赔偿自行车,还问出人家的电话号码」
我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确实是想让她赔偿没错的,因为对象是女孩子就没什么心情了。
再则说每天都是忙的完全没有打电话的时间。
ame " 紘 "
紘,「到了最后,变成麻烦的事情了呢,我要是说了无所谓就好了」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一样啊,无所谓」
ame "宫 子"
宫 子,「分明是无所谓的……」
宫子她仰头望向远方。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我们却再会了」
ame " 紘 "
紘,「却再会了……少说的跟什么坏事情似的」
啪。
;☆(コンテからは挿入箇所がわからないので、とりあえずここに。下で握ってるものを、上に持ち上げる、、、という演出がきれいかもしれません。差分処理ではなく、新規CG追加になりそうですが。さらにその手を握る差分、、、とか。↑と再利用になるので、問題あるようならエフェクト加えるか、要相談)
宫子握住了我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我分明是一直自由着的……一直不被束缚的活着的…」
ame "宫 子"
宫 子,「你要负起责任啊」
ame " 紘 "
紘,「责,责任?」
不知为何,这句话让我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
宫子轻轻一笑。
ame "宫 子"
宫 子,「对,责任,你既然已经抓住了我,就不要再离开」
握着的双手传来的是…宫子的温暖。
宫子确实在这里——向我传递着她的思念。
ame " 紘 "
紘,「你……这样真的好吗」
大概,宫子是喜欢自由的生存方式的吧。
虽然孤独一人会感觉到痛苦,但那不也是幸福吗之类。
因为宫子她一直在保持微笑。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啊」
宫子加大握着的手的力量说道。
ame "宫 子"
宫 子,「是会变的啊,人的心情之类」
;.message#say 1230#say miy-111_04-0071#say みやこ#say 「誰とも関わらずにいるのは気が楽だったよ。いつでも、好きなときに好きなところに行けたから」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和谁都无关是很不错」
ame "宫 子"
宫 子,「一直都是,在自己喜欢的时间就可以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去」
说起来,之前还曾经说过「去远远的什么地方去吧」之类的话。
只有什么都没有背负着的宫子,才会简单的这么说出来的吧。
然后,也想让我也放下自己背负的行囊。
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是哪都可以去的人,正因如此,才会觉得就这样消失也没有什么问题」
ame " 紘 "
紘,「没有问题吗……」
对了,宫子的家庭到底是怎样呢。
虽然记得之前说过很忙之类,但宫子却几乎根本不提。
ame "宫 子"
宫 子,「没有问题啊,因为那是我会感觉愉快的事情」
;☆(おそらく次のみやこの台詞文でこの表情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暫定でここに)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但是呢」
一瞬、她的眼泪好像就要涌出。
但是宫子还是笑了。
她笑着。
ame "宫 子"
宫 子,「哪儿都可以去,也就是哪里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message#say 1370#say miy-111_04-0081#say みやこ#say 「行きたい場所も、帰るところもないっていうのは、まるで……世界にひとりぼっちみたいだね」
ame "宫 子"
宫 子,「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ame "宫 子"
宫 子,「就好象……世界上只剩我孤身一人一般」
看到那个好似瞬间就会消失般虚幻的笑脸——我的胸口传来崩溃般的疼痛。
不,快要崩溃的是——宫子的心吧。
ame " 紘 "
紘,「已经……不会再孤单了」
因为我想要在你身边。
因为我喜欢自由的宫子。
因为喜欢,才会想要在你身边。
但是。
ame " 紘 "
紘,「我只会束缚你而已」
ame " 紘 "
紘,「宫子,你果然是自由的人,而我只是,你的选择之一
ame " 紘 "
紘,「如果你选择我,我就会回应你,当然,如果宫子是以自己的想法想要在我身边的话就好」
;(ここで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轻轻漏出的一声叹息。
表情阴郁下去——就算被盯着看也不消失。
ame " 紘 "
紘,「我呢,无法成为你那样的人」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无法成为紘君」
正是因为互相是不同的存在,持有不同的东西才会——
互相吸引。
而,宫子拥有的,正我所没有,而又向往的东西。
ame " 紘 "
紘,「最后,还是喜欢上了你呢」
;☆(148画像のa07とa08を使わずに、顔アップに入ってます。使いどころがあるようなら考えておくこと)
;(ここから一連の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宫子的眼睛一瞬间睁大起来,红潮也浮上脸颊。
;(ここでa02を挿んでもよ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真的吗?这样?」
ame " 紘 "
紘,「……没事的」
问题的话自然会有很多。
ame " 紘 "
紘,「总会有办法的」
ame "宫 子"
宫 子,「总会有办法的…指什么?」
ame " 紘 "
紘,「总之,就从我们自身开始」
;(ここで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05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仰起头,微微张开嘴唇。
;☆(149差分の使いどころは、しっかりと。とりあえず01差分しかここでは使ってませんが、前後の画像が来たところで構築のこと。白い息の演出もあるときれ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御影
;■ これが紘視点であるならば、実は黒フェードアウトしてもいいんだよな。
;■ キスしてるときに目を閉じてる感。
;■ 音だけ聞こえるのも良いと思うんだよな。
;■ ついでに言うと、ちと顔のアップで画面の動きが止まりすぎな気もしてる。
;■ ゆっくりしたフェードでイベントCGに戻ってみるか。
;■  変だって言われたら止めよう。
分开那柔软的嘴唇,将舌头探入进去宫子也没有抵抗。
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传来宫子柔软的胸部的感触。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
在此刻——
我只顾着从宫子身上寻求可以得到的幸福。
其他的事情,都已经不想再作考虑了。
;■御影チェック
;(恍惚な表情にしていますが、他の表情も考慮に)
ame "宫 子"
宫 子,「哈……」
分开嘴唇,宫子轻轻呼出一口气。
那白色的气息乘着夜风飘逝而去。
ame "宫 子"
宫 子,「好冷,呢……」
ame " 紘 "
紘,「啊啊,是很冷呢……」
一切都已开始。
已经…谁都无法阻挡——
第一章_day11_02
跳过H
继续
;■背景:紘自室(冬、24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御影チェック
#vo endを読んだよフラグ
;■黒バックでいいかな?
房间的灯关着。
仅仅靠着月光就可以清晰的看出宫子的脸。
证据就是,我正抓起宫子的脸吻了过去。
ame "宫 子"
宫 子,「哈……嗯嗯」
我们在床边并排坐着,拉起双手并把嘴巴贴合在一起。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一而再,再而三的短吻。
宫子的嘴唇果然柔软而温暖。
我缓缓的把舌头探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
宫子毫无迟疑的回应我舌头在她嘴内的搅动。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姆……嗯嗯」
两个人,都还没有习惯亲吻。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才会为了做到想做到的程度全心全力。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松开嘴唇,看到的是宫子发烫的脸。
大概…我的脸也红的很吧。
ame "宫 子"
宫 子,「感觉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ame " 紘 "
紘,「平常你也也没力吗」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坏心眼……」
咚。
把住宫子的肩,然后按到在床上。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宫子确认失去了力气,啪的就倒下了。
看着横躺着的宫子,让我不由得咽下一口唾液。
在昏暗的房间内,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穿着制服的同级同学,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我,躺倒在我的床上。
想像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身体不由自主有些僵硬。
不行,不行。
再一次凝起眼睛,扬起自己的心情。
我抱起她的肩,准备再一次吻上去时——
ame " 紘 "
紘,「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のこと)
宫子突然伸出的食指按住了我的嘴唇。
ame " 紘 "
紘,「……干吗啊」
不会是想说出什么延期之类的事情吧……。
ame "宫 子"
宫 子,「……我有事情想问」
;.message#say 450#say miy-111_05-0019#say みやこ#say 「訊きたいことがあるんだけど」
ame " 紘 "
紘,「有事情想问?」
有没性病,大概不是这个吧。
ame "宫 子"
宫 子,「呜嗯……那个」
宫子有些微妙的扭扭捏捏。
;.message#say 500#say miy-111_05-0023#say みやこ#say 「紘くんは、あれかなあ。その、ここで誰かとこういうことしたこと……あるの?」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你,那个……」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曾经和谁在这做过这种事情……吗?」
说什么呢……。
;■御影チェック
;■ CGと文章の整合性のためコメントアウト。
;.message#say 520#say #say #say みやこの肩から手を離す。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有嘛」
如果有经验的话现在就会更冷静一点了。
ame "宫 子"
宫 子,「一次都没?」
ame " 紘 "
紘,「你到底在怀疑什么呢?」
宫子她就那么躺着摇了摇头。
ame "宫 子"
宫 子,「只是稍微问下而已……」
ame " 紘 "
紘,「难道说你,讨厌……吗?」
ame "宫 子"
宫 子,「喜欢啊」
ame " 紘 "
紘,「…………」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620#say #say #say 今、すっごい速かった。
那个的太—快—了吧。
连给人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ame "宫 子"
宫 子,「抱歉,突然说了奇怪的话」
宫子稍微抬起身体,啾的吻了我一下。
;(このCGでいいのか、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这样就原谅我……好吗?」
ame " 紘 "
紘,「你啊~」
ame "宫 子"
宫 子,「呀」
;■御影チェック
;■ CGとの整合性のため修正。
;.message#say 690#say #say #say 再びみやこの肩を掴んで押し倒し、深く口づけた。
我抓住宫子的肩把她按到,深深的吻了上去。
ame "宫 子"
宫 子,「啊……嗯姆……嗯嗯嗯……」
用稍微有些粗暴的程度贪婪着她的嘴唇。
我如做梦般吸着宫子的舌头,发出啾啾的声音。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呼啊……姆……嗯嗯!?」
;(キスしたままなので切り出しを)
我一边吻着,把手放到了宫子的胸口。
就算从衣服上面,也可以感受到那不小的乳房被挤压的感觉。
好柔软。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稍微拉开了一些互相之间的距离。
ame "宫 子"
宫 子,「那,那个……手……这个」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嗯算什么……」
我无视有着怨言的宫子的脸,而把放在胸口的手开始动起来。
透过厚重的冬服也可以传达到的这份柔软。
直接触摸的话,会有多么舒服呢。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嗯……呜,呜啊……再稍微温柔一点啦……」
我听到遍停下了手。
ame "宫 子"
宫 子,「稍微有一点啦,那个——摩擦的会有点疼呢」
ame " 紘 "
紘,「……原来如此」
再次抓起宫子的肩膀,抱起她的身体。
ame "宫 子"
宫 子,「唉?」
ame " 紘 "
紘,「这个制服,背中不是有拉链吗?」
ame "宫 子"
宫 子,「唉,呜,是这样没错……要怎么做呢?」
这家伙真是白痴啊。
ame "宫 子"
宫 子,「啊」
突然,宫子的脸跟刚刚泡过温泉出来一样赤红。
ame "宫 子"
宫 子,「对,对啊……不脱掉的话就不能做了呢……」
宫子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让我稍微有些吃惊,她坐起身来,开始脱下她的连衣裙。
;★HCG1 差分01(ワンピース無し。ボレロも?)
;(ここ、切り出しで?)
ame " 紘 "
紘,「…………」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宫子洁白如雪的大腿。
ame "宫 子"
宫 子,「呀!?」
几乎是无意识的,就把手伸了过去。
持续抚摩着她那光滑的肌肤。
ame "宫 子"
宫 子,「嗯~~~~好痒的啦……」
我一边抚摸着她柔软而光滑的大腿,一边把手伸向了衬衣的纽扣。
;(ここで片目閉じさせていいか?前のを続行?)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宫子连抵抗的时候都没有,衬衣的纽扣就已经被解掉而向前开着了。
;★HCG1 差分02(ブラウス前開け)
虽然胸部还被内衣包裹着……但这已经是感动的让人掉泪的场景了。
ame " 紘 "
紘,「宫子,你真可爱……」
ame "宫 子"
宫 子,「说,说这种话不象紘君的风格啊~……之类」
男人无论谁到床上都会变的啊~。
不知那个笨蛋说过这样一句话。
那个时候虽然是左耳进右耳出,但看来是事实啊……。
把手隔着文胸按了上去。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宫子轻轻震了一下。
我用手画着圆形动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啊、啊~……、不、不要。嗯、紘君……、哈啊啊……」
随着我的手的移动,宫子的乳房也随着我的手改变着形状。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嗯」
可爱的声音更加加速了我的欲望。
我把手伸向宫子的背后,虽然有些麻烦但还是解开了文胸和纽扣。
;(ここでc01表情で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呜……」
宫子害羞的别过脸去随便我怎么做了。
我移开文胸,露出宫子两个洁白如玉的乳房。
;★HCG1 差分03(ブラずらし)
ame "宫 子"
宫 子,「都被……看到了呢」
宫子慢慢的低声说道。
;■御影チェック
;☆(「寝たままでも」
#vo end;?ちょっと注意)
;.message#say 1270#say #say #say みやこの胸は寝たままでも張りを失ってなくて、綺麗なお椀の形をしている。
宫子的胸部是美丽的半圆形。
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被那样盯着看的话……」
虽然被含羞的那么说,想要移开眼睛也是不可能的。
胸部两座山顶点的乳头,小小的异常的可爱。
有着这样好形状的胸部,在写真集中都难得一见。
ame " 紘 "
紘,「宫子……」
把身体交给我的这个女孩子,比其他的任何人都要美丽。
事到如今,我才发觉到。
我突然含往那有着鲜艳的粉红色的乳头。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啊嗯……啊……」
最初还有些顾虑,然后渐渐的越来越强。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啊啊,啊啊啊,那样吸……不,不行……啊啊,会发出……嗯……声音来……啊啊啊」
含住渐渐硬起来的乳头,有意的吸出声音来。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啊~,啊嗯……不行~……」
就算你说不行也不可能停下来。
用舌尖添着乳头,手指则缓缓的抚摸着乳房周围。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啊,紘君……呀~……呀啊……」
我一边大大的张开嘴把整个乳房吸起来,一边把手伸向下半身去。
ame "宫 子"
宫 子,「呜唉……!?」
ame " 紘 "
紘,「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啦」
把嘴从乳房移开说道。
ame "宫 子"
宫 子,「但,但是,紘君……」
ame " 紘 "
紘,「宫子,我喜欢你……」
ame "宫 子"
宫 子,「好狡猾……」
一边吻着由于不满而嘟起的宫子的小嘴,一边隔着内裤触向她的秘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
好厉害……。
宫子的那里,已经湿润的让我吃惊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漏起来的?
从内衣外面都可以清楚感觉到,那里面究竟是怎么样。
——想要去确认。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れも指摘があったら修正しましょう。
#vo end;は気に留めておくこと)
ame " 紘 "
紘,「宫子稍微抬起腰一下」
;.message#say 1620#say miy-111_05-0097#say みやこ#say 「やっぱり脱ぐんだ……」
ame "宫 子"
宫 子,「……果然还是要脱吗」
宫子她眼睛中稍微有些泪的湿润。
虽然如此,但还是老实抬起腰让我取掉了内衣。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呜呜……」
总之到还有一只脚就要把内裤完全脱下时,我停了下来。
;★HCG1 差分04(パンツ無し)
;☆(紘の視線が股間にいってませんが、ご愛嬌、、、というわけにもいかないか。保留)
第一次直接看到女孩子的花蕊……光艳夺目的美丽。
让我不由对那鲜艳的樱色伸出了手。
ame "宫 子"
宫 子,「……啊,那里是……」
轻轻的用手擦拭着那条裂缝。
ame "宫 子"
宫 子,「呀啊……嗯……!」
溢出的花蜜沾满了手指。
果然从宫子体内接连不断的有体液流出来。
这家伙,说不定很敏感呢……。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是……但是,不对,我,不是那样的……」
ame " 紘 "
紘,「嗯?」
我一边抚摸着入口附近一边问回去。
;☆(前では「訊き返す」
#vo endになってたか?後で確認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我,那个……并不是我色色的……」
宫子语塞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是因为喜欢紘君,才会这样呢」
ame " 紘 "
紘,「你还真是笨蛋呢」
;(「泣き笑い」
#vo end;ってここで使う表情だよな、、、)
我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宫子表情柔和下来。
再怎么说,就算宫子色色我也完全无所谓。
只要宫子的心情是对向我的就好。
;.message#say 1850#say miy-111_05-0111#say みやこ#say 「紘くぅん……」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ame " 紘 "
紘,「我也喜欢你」
ame "宫 子"
宫 子,「……嗯,我知道」
把脸相互靠近,又一次深长的吻。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嗯嗯……嗯~……」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ame " 紘 "
紘,「宫子,手指放进这里可以吗……?」
ame "宫 子"
宫 子,「唉?」
宫子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
;(この手前地文でこの表情を?)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只能进去一点点哦,如果进去太深的话……说不定会哭的」
虽然已经有一半是在哭了,不过本人好似还没有察觉到。
我点了点头,轻轻的手指滑进了裂缝中去。
那儿狭小而湿润……同时也充满了温柔的暖意。
ame "宫 子"
宫 子,「哈……呀呜……啊,啊啊……啊嗯嗯,不要……呀啊……啊嗯,嗯嗯……」
;☆(今回は効果音に水音、用意しますか…)
随着轻微的水音上下翻动手指。
在那时,拇指轻轻地碰到一个突起。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
宫子的身体瞬间震而硬直了一下。
因为这个反应实在太可爱了,我不由得用拇指内部对着突起擦动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那,那里是……可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那么强烈……嗯~」
宫子显示出剧烈的反应,扭动着她的身体。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虽然是无意识的,当年我却还是按住了想要拔起腰逃走的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
手指继续在已经有些黏稠感的宫子的体内搅拌着。
ame "宫 子"
宫 子,「呀啊嗯~,啊,啊啊嗯~,呼啊……,啊,不,不要啊,啊呜~啊~」
ame "宫 子"
宫 子,「呀呜~,啊,啊啊,嗯~,嗯……啊啊,讨厌……那样……搅着……讨厌……」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
从她的花蕊拔出手指,将流出的花蜜涂在嫩芽上。
;(ここの表情変化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不要~……,呀啊啊~!」
随着手指轻轻的抚摸,宫子发生甜美的声音轻轻的闹动。
从裂缝到突起,手指一遍遍的巡回往复。
ame "宫 子"
宫 子,「啊~!讨厌~,讨厌了啦…啊……」
随着悲鸣般的声音,我停了下手指。
ame "宫 子"
宫 子,「啊……」
ame " 紘 "
紘,「……抱,抱歉」
稍微有些过分了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啊,不是……不是这样的……」
;☆(ここにg04放り込んでますが、体位?着衣には注意してちょんまげ)
ame "宫 子"
宫 子,「不,可以的……因为……我……」
宫子眯起由于泪水而湿润的眼睛,笑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我会全部接受的,就和紘君想的一样……做下去」
虽然我知道。
虽然我知道,但我现在又重新这么想。
宫子,真的好可爱。
ame " 紘 "
紘,「那…差不多……可以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虽然很轻,但宫子的头确实点了一下。
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迷惑犹豫。
ame " 紘 "
紘,「那……」
ame "宫 子"
宫 子,「请,请让我三分哦……」
ame " 紘 "
紘,「我知道的啦」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是,是这样呢……嗯」
宫子紧张的点了点头。
比至今为止任何时候都要紧张。
宫子也是,我也是。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嗯」
为了缓和这份紧张,再次轻轻一吻。
虽然没有什么改变……宫子轻轻的微笑起来。
ame " 紘 "
紘,「宫子……要去了」
跟笨蛋一样预告了好几次之后,我终于把自己放在宫子的入口前。
;☆(リストとファイルネーム違ってますが、とりあえず)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紧紧闭上眼睛,准备着第一次的被进入。
一瞬把力用向腰部。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前端稍微进去了一些。
好紧……。
为什么会这么难以进入。
ame "宫 子"
宫 子,「哈……嗯嗯……痛」
里面分明都已经很湿润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紧呢。
抱住宫子的柳腰拉过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呼……呜~」
我这边也因为宫子里面的狭窄而有些疼痛。
但同时也有一种被包容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就是女孩子的里面吗……。
一点点的探进腰去。
ame "宫 子"
宫 子,「咕……呜。呜呜啊……」
虽然看到由于难受而稍稍变形的宫子的脸心口一阵疼痛,但已经停不下来。
宫子,抱歉了。
再稍微——忍耐一下。
;(ここで半目哀願にしてますが、強引に使用してい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嗯……」
不知是什么传递给了她,宫子点了点头。
果然你……好可爱。
可爱的宫子的第一次,现在将会属于我。
只属于我一个的宫子——可爱的让人无法忍耐。
;☆(ここで破瓜でいいのか、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呜啊啊……啊……啊、好痛、啊啊……」
然后,终于到了底部。
看向相连的部分,已经完全都埋进去了。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嗯,紘君……来到我的最深处」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现在就在我的体内呢……」
泪水的银丝从宫子的脸颊上滑落而下。
虽然是流着泪,但却是在微笑着。
像是从心底感到幸福那样。
ame "宫 子"
宫 子,「动也没事的……」
ame " 紘 "
紘,「没事吧?」
才好不容易进去,不可能现在动会好过。
ame "宫 子"
宫 子,「嗯,没事的……」
就算你用那么微弱的声音说。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会痛,但我知道这是紘君对我的温柔,所以,没事的」
ame "宫 子"
宫 子,「喜欢你」
虽然宫子的话完全没有根据。
我还是把腰动了起来。
轻轻的抬起腰,再缓缓的进入。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呼……啊,啊啊啊嗯……啊~……呜……呜……」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的脸上清晰的显出她所忍受的痛楚。
我也用最大限度保持缓慢的速度。
慢慢的,慢慢的。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啊啊啊」
虽然如此,宫子的身体接受我了这点确实给我有别样的喜悦。
像是缠绕着一样的感觉。
;(とりあえずここに挿んで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呜……啊~,紘,紘君……」
宫子喊着我的名字。
;(「快感」
#vo end;と表情ではなってますが、注意)
我叠上宫子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ame "宫 子"
宫 子,「啊……真好呢,这样」
宫子的声音虽然还留有一丝苦痛,但她笑着说着。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虽然有些痛,但却好安心……」
紧紧的握着双手,我一次又一次向着宫子刺去。
渐渐的,已经无法控制。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嗯呜~嗯~……啊呼啊~啊~呜嗯,~呜呜嗯……」
变得仅仅贪婪着需要的快感。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啊~,啊,呜……呀啊嗯,~啊~,呼啊啊……啊,紘……紘君~」
;(この表情への移行は、とりあえずここでしてますが、いろいろと考慮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紘君,好激烈~那样……啊,啊啊~啊嗯嗯~,啊~!」
宫子的乳房随着激烈的冲动晃动着。
我送开一只手,向着宫子的胸部揉去。
ame "宫 子"
宫 子,「呀嗯……」
胸部有着舒心的柔软,虽然还留有刚才的唾液而有些黏稠,但好舒服。
ame "宫 子"
宫 子,「呜啊~,啊啊嗯……」
为什么宫子的身体能够如此吸引我。
;(適当にここにe03挿んでますが、暫定ってことで)
ame "宫 子"
宫 子,「呀,呀啊啊……胸部……啊,舒服的有些过分……啊啊~,啊啊啊……呜呜~,啊~啊~,嗯,嗯嗯~」
宫子。
宫子不就是为了被我这样抱着而生存的吗。
我甚至想起这样自作主张的事情来。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喜欢……所以……更多……更多……啊,啊啊啊……也可以……」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嗯~,呼啊……啊~,嗯嗯……嗯~,呼啊啊……」
里面开始越收越紧。
ame "宫 子"
宫 子,「呜啊~啊啊嗯,~啊啊啊~呀啊嗯……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嗯~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啊啊!,呼啊嗯,啊~!不要啊~啊,还要,还要!」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情存在吗。
ame "宫 子"
宫 子,「呀呜……啊~,啊……啊啊啊~啊,好棒,紘君,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喜欢!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啊,喜欢,喜欢你!」
ame "宫 子"
宫 子,「所以……再来,再来……!啊,再来……对我,啊啊~啊!」
宫子的声音开始混合着甘美的味道。
反应于那个声音,我更加硬直起来,并越来越加快腰的速度。
只顾着感觉突然宫子的深处的快感。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呜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好棒……好~啊啊嗯!」
ame "宫 子"
宫 子,「好棒,怎么觉得……啊,呜啊啊~啊啊嗯,啊~呼啊~啊嗯啊……」
有些感触的话。
就会稍微减少我让宫子陷入苦痛的负疚感……。
ame "宫 子"
宫 子,「呀嗯~,啊~……啊啊啊嗯……啊~,呀嗯……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嗯,啊啊啊……!」
身体交融以及微弱的水音在狭小的房间内响着。
有些粗暴的揉动她的乳房,抚动她硬起来的乳头。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了,差不多有点接近极限了。
我紧紧的咬住嘴唇,几乎都要咬破。
ame "宫 子"
宫 子,「哈,哈啊啊……啊~,紘君,紘君,怎么觉得,啊啊嗯……啊,怎么觉得……有什么……来了~」
ame " 紘 "
紘,「宫子」
在就要出来之前再多一次往复也好,我就好像被附身一样动着自己的腰。
ame "宫 子"
宫 子,「啊~紘君……啊啊,~怎么……呀嗯,~啊啊啊嗯~,啊,啊啊~紘君~……!」
ame "宫 子"
宫 子,「哈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嗯……嗯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嗯~!」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今度こそ、絶頂と名前のところは分けるぜ、、、)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紘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宫子的呼喊,我一下把自己拔了出来
;■御影チェック
同时喷涌而出的精液,弄脏了宫子洁白的肌肤。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射精还没有停止,甚至覆盖了宫子的乳房。
美丽粉红色的樱桃也被白色所覆盖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好厉害……」
终于结束之后,宫子呆呆的低声说。
ame "宫 子"
宫 子,「能出来这么多啊……」
ame " 紘 "
紘,「啊呀……」
想想的话,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画着原稿。
每一个夜晚,由于宫子在也难得有孤身一人的时间……。
坦白说,积累了不少。
ame " 紘 "
紘,「啊,对了」
;☆(白を挿む必要はないか?)
;■通常背景
;☆(とりあえず指定にあるとおり、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イベントCGがあるならそれに差し替えのこと)
我慌忙从纸巾盒里拿出纸巾。
拔出好几张来,认真一点点的擦掉沾在宫子肌肤上的液体。
ame "宫 子"
「呀嗯……」
擦到胸部的时候,宫子突然发出有些微妙的声音。
ame "宫 子"
宫 子,「好痒的啦……」
虽然这么说,宫子还是没动而就那么让我擦拭着。
然后我又取出几张新的手帕,看眼睛看向花蕊。
ame " 紘 "
紘,「…………」
在那里,有微微的艳红,随着垂落的爱液一缕缕的滴落下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你干什……?」
;(ここでこの差分に移行してますが、次で?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
唰的宫子闭上了刚才还打开的双膝。
;.message#say 3730#say #say #say さっ、とみやこは開いていた膝をぴったりと閉じる。
ame "宫 子"
宫 子,「看,看哪呢你!?」
ame " 紘 "
紘,「唉,都已经被看光了的……」
ame "宫 子"
宫 子,「两回事……好了啦把纸巾给我,那里我自己来……」
ame " 紘 "
紘,「唉~,可是我想做啊」
ame "宫 子"
宫 子,「再说这样的话,就再不给你了……」
有着可怕效果的威胁啊……。
ame " 紘 "
紘,「我知道了啦……」
; file 111_05_mem.sc : みやこ回想1
;★遠景。天井の画か、電灯ナメてベッドの上の二人。
;★余裕があればイベントCGでもいいか……?
;☆(天井がやぱ妥当か?)
宫子背向我整理好之后,躺倒在床上。
ame " 紘 "
紘,「没事吧,宫子」
我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问道。
;(次の台詞文でこの表情?)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还稍微有一些痛……但没事」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比起痛更觉得不明所以呢……」
ame " 紘 "
紘,「不明所以我也一样啊」
ame "宫 子"
宫 子,「盯~」
ame " 紘 "
紘,「干,干吗啊」
宫子不知为何露出有些怨恨的眼神。
ame "宫 子"
宫 子,「骗子……」
ame " 紘 "
紘,「我骗什么了?」
;■御影チェック
;■ いやん、ちょっとニュアンスが変わってしまうわ……反省
;.message#say 210#say miy-111_06-0011#say みやこ#say 「すっごい気持ちよさそうな顔してたくせにー。あたしが痛がっててもやめなかったし」
ame "宫 子"
宫 子,「分明一副好舒服的样子~就算我痛也不见你停下来」
ame " 紘 "
紘,「那,那是……」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只说什么『好可爱』、『喜欢你』之类好听的,就顾着自己舒服」
;(この手前の台詞文でこの表情?)
ame "宫 子"
宫 子,「这个叛变者」
ame " 紘 "
紘,「叛变者……」
说到这份上就有点说没理由了吧。
ame " 紘 "
紘,「你不一样也在失神中『喜欢你』说了好几遍吗」
ame "宫 子"
宫 子,「谁说了啊,那种话!」
ame " 紘 "
紘,「说了好多次的吧!」
这家伙,总是很好的地方失去记忆啊。
ame "宫 子"
宫 子,「没说!」
ame " 紘 "
紘,「说了!」
ame "宫 子"
宫 子,「呜~」
ame " 紘 "
紘,「呜~」
ame " 紘 "
紘,「……算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是呢」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在和好的吻之后,我轻轻把宫子细小的身体抱了过来。
啊啊,宫子,真的好温暖。
ame "宫 子"
宫 子,「第一次是和紘君……真的呢」
ame "宫 子"
宫 子,「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
ame " 紘 "
紘,「我也一样……」
就像这样,连低声说话的地方都记忆的很清晰。
不过,这之后的事情如同蒙纱一样的有暧昧的味道。
;.message#say 450#say #say #say ただ一つ確かなことは——このときの俺は、今まで生きてきた中で最高の喜びを感じていたということ。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在这个瞬间的我,感觉到的是出生以来最高的幸福。
第一章_day12
;■<1章:12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7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コンテ指定どおりに、天井を挿んでみました)
;(白でインしてますが、イベントCGがあるならそれで)
ame " 紘 "
紘,「……嗯」
隐约的亮光逼迫我张开眼睛。
虽然身体还稍微有些沉重,但睡意却瞬间消失掉了。
像这样连梦都不做,陷入完全的睡眠感觉有很长时间没遇过了……。
ame " 紘 "
紘,「说起来」
有多久没在床上睡过了呢。
……嗯? 为什么我会在床上睡觉的?
咚。
ame " 紘 "
紘,「?」
;(とりあえず通常背景にきりかえてますが、イベントCGがあるんでしょう、、、)
;(ここ、切り出しを挿むか、次へうまく移行を)
望向响起声音的地方。
ame "宫 子"
宫 子,「早安」
宫子一边说着一边把热气腾腾的两个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
ame " 紘 "
紘,「……为什么,你会在这?」
ame "宫 子"
宫 子,「……真值得悲哀」
宫子装出抽泣的样子来。
;(ここらへんで、視線をみやこからアウト?)
呃~,确实是昨天晚上……。
完成了原稿,然后大村先生来的电话……。
ame " 紘 "
紘,「……」
;(次の文でこのCGを?)
瞬间身体燥热起来,不假思索的望向宫子的脸。
看过去的时候,宫子的脸也已经红透了。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
两个脸红的人,就这样互相看着。
而3分钟之后——
;■立ち絵外して
啪。
ame " 紘 "
紘,「……干吗呢?」
就变成了紧紧抱在一起,并把各位的头放在对方肩膀上的状态了。
ame "宫 子"
宫 子,「嗯~,互相看着的话不会有些害羞吗~嗯」
ame "宫 子"
宫 子,「你看,这样的话不就看不到对方的脸了吗」
心脏不知为何已经咚咚的跳起来了。
做过那样的事情之后,抱着自然会心跳的吧。
ame " 紘 "
紘,「……我觉得你那个理论有错啊」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这么想……」
宫子说着从我身上离开。
ame "宫 子"
宫 子,「嘿嘿」
ame " 紘 "
紘,「哈哈哈」
无所谓是谁开始的但是却相对笑起来。
该说是不得不笑还是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但,但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呢」
ame " 紘 "
紘,「怎,怎么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啊,紘君突然之间咚的就睡着了,快的都让我以为你是不是生什么急病了呢」
ame " 紘 "
紘,「哈……」
不怎么留有记忆。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那个那十分消耗体力啊。
说起来那个……真的很舒服啊。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在回忆什么没错吧……」
ame "宫 子"
宫 子,「肯定是把我在脑袋里面裸体化,摆弄过来摆弄过去没错吧……啊啊……」
被猜出来了。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不行」
ame " 紘 "
紘,「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ame "宫 子"
宫 子,「我现在去做早饭,吃过了就上学去」
ame " 紘 "
紘,「这个时间去了学校没人吧」
;■御影チェック
;■ あ、いや、おま、冬にここまで日が昇ってて5時前?
;■ 6時間にしておけば、かろうじて誤魔化せるかな……。
;.message#say 630#say #say #say まだ5時前だぞ。部活やってる連中だってまだ来てない。
现在还是6点以前啊,就算有部团活动要做的人也还没到学校。
ame "宫 子"
宫 子,「够了啦去就是去!」
ame " 紘 "
紘,「不用那么认真也行吧」
ame "宫 子"
宫 子,「……还稍微有点刺痛感在,所以现在有点不行呢」
宫子垂下眼帘低声说道。
;(紘の表情、ここで変えて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 紘 "
紘,「……我知道了啦」
肯定没错舒服的只有我,而宫子她却相当疼痛的吧。
也不会想在此以上被强迫下去。
;■御影チェック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就去做饭了,这段时间紘君去洗个澡怎么样呢?」
ame " 紘 "
紘,「也好……宫子,你洗过了?」
;■御影チェック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稍微想了下。
ame "宫 子"
宫 子,「本来是想要去沐浴没错的」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如果洗的话,会让我觉得紘君触摸时的感觉都要消失掉一样……还想稍微多这样一下……」
你还真是一边红着脸一边说着不得了的话啊。
ame " 紘 "
紘,「你还真能说出这么害羞的话啊……」
;■御影チェック
ame "宫 子"
宫 子,「那我们两个作害羞情侣不就好了嘛」
ame " 紘 "
紘,「才~不要」
ame "宫 子"
宫 子,「切~」
;■背景:校門(冬、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ame " 紘 "
紘,「呜~好冷~」
果然清晨冷的很啊……。
应该说服宫子在多在家中待一会吗。
而宫子她现在却到便利店去了。
;☆(音声加工?コンビニで下着、、、は今はあるか。半透明立ち絵も視野に)
ame "宫 子"
宫 子,「对了,起码内衣不得不换一下呢」
就是这么回事。
回一次家不就好了吗。
;■BG空(晴れ)
果然这个时间根本没有什么人。
就算有谁在的话,马上走到屋顶去自然不会遇到的吧。
ame " 紘 "
紘,「虽然屋顶更冷啊」
ame " 紘 "
紘,「奇怪?」
随着清冷的空气的震动,我听到了一个听惯的声音。
这是……。
ame " 紘 "
紘,「…………」
我向着声音的来源,提起了脚步。
;■背景:体育館(冬、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  :運動着(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前に白挿む?バスケコートのライン、、、はないので、注意されたし)
;(この紘の後ろ姿に、みやこの後ろ姿立ち絵は置けないか?その場合、「左手を握っていた、、、」
#vo endと後文にあるので、そこは問題ないか?)
在球场中央,一个小小的人影在奔跑着。
想像着不存在的防御,清晰的轻松缓急,自由的球场上奔跑着。
投出的球一个个的射入篮筐,如果射偏的话,就用浑身的力气去抢下篮板。
新藤景她就那样一个人,像迫害自己一样练习着。
由于极度的集中而根本没有注意到站在体育馆门边的我。
ame " 紘 "
紘,「打扰到的话会很糟的吧……」
;(ここの演出、注意)
总之先把自己躲在了门的背后。
景带着认真的表情,一心一意的练习着。
虽说是冬天却出了那么多汗。
都可以明显的看出身体上冒出的蒸气。
到底,那样跑了多久呢……。
;■回想
ame " 景 "
景,『我会赢的,请等下去……拜托了』
我……背叛景了吗。
景她只是为自己而努力着的吗。
我不明白。
现在,不该去和景说些什么吗?
但是,该说些什么——说些什么好呢?
景她也不可能自己说清楚自己的真正的想法。
我一直以为,如果是景的话什么都可以聊。
也相信景也一样,把想到的事情都可以告诉给我。
我和景的距离曾经是如此之近。
确实曾经有过那样的时刻。
但是,在我和景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时间已经悄悄流逝。
我们既不是大人,也不是小孩。
正是由于中途半端的存在,我们才不知道如何处理和对方之间的距离。
我,怎么做才好呢——?
;■御影チェック
;■ 止めるならここかな。
啪。
ame " 紘 "
紘,「唉?」
;(仮に立ちアップ使ってます。ぼかしはまだ使ってません。フェードのインの仕方など、諸々注意して)
;(さらにここで、みやこの立ち位置、背景など、要考察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真努力呢」
不知何时出现了的宫子,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左手。
;(挿む必要は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とりあえず)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我对自己的运动神经也满有自信……不过,大概篮球是赢不过小景的吧」
ame " 紘 "
紘,「她是专业的啊,自然,赢不了的」
ame "宫 子"
宫 子,「是啊」
宫子的情绪有些微妙的低落。
ame "宫 子"
宫 子,「不过小景,不是努力的过分了吧……好像身体都要坏掉了」
ame " 紘 "
紘,「那家伙对于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是明白的吧」
不过不能排除不明白的可能性。
;(表情は注意して)
;(切り出し考慮に。する場合は、「その右腕みたいに~」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她…和紘君有些相似呢,如果也变成那个右手腕一样怎么办呢」
ame " 紘 "
紘,「……你…注意到了吗」
我一点都没有隐藏我的吃惊。
一直以为宫子有着奇怪的迟钝所以可以瞒过去的。
过来迟钝的是我吗。
ame "宫 子"
宫 子,「每天都在一起,看着你画画,不明白才奇怪的吧」
ame " 紘 "
紘,「说起来也是呢」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她,会不会也像紘君一样忍受着无法忍受的痛苦而强撑下去呢?」
ame " 紘 "
紘,「就象脑袋坏掉一样吗」
我苦笑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分明那么痛楚……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
ame " 紘 "
紘,「因为有读我所画的人在…吧」
无所谓是赞扬还是贬低,有对我说什么的人在。
被人需要的话,就算忍受着手腕的疼痛也不会停止。
ame " 紘 "
紘,「最终还是希望有人会读啊,想让自己画的东西就算多一个人知道也好」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不就是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的意思吗?」
ame " 紘 "
紘,「嘛,换而言之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正是由于寂寞,才会为有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有所反应而高兴。
可能仅仅是如此而已。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无法忍受孤单一人的痛楚吗……?」
ame " 紘 "
紘,「至少,手腕的疼痛我还忍受的下去,这对我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大事」
我抬起右手,一次又一次的捏紧拳头然后松开。
ame " 紘 "
紘,「有些肌腱炎很严重的漫画家,就算打止痛剂也会继续画下来,我现在还做不到那种地步吧」
ame "宫 子"
宫 子,「原来真的有止痛剂这种东西啊」
ame " 紘 "
紘,「注射了那种止痛剂本身就很痛的样子呢」
我轻轻的笑着说。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那算有意义吗」
ame " 紘 "
紘,「谁知道呢?我也不明白啊」
;(表情、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为了不让景听到,我们小声的笑起来。
有些干燥的笑声。
这个才是,没有意义的对话吧。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你……刚才在迷惑什么吧?」
ame " 紘 "
紘,「没有啊……」
宫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我的。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からの流れが難しいなぁ……。
;■ むしろ、この前の“a14”の目を細める笑みを使わないようにすればいいかな……。
ame "宫 子"
宫 子,「我讨厌撒谎哦,我虽然第一讨厌一言不发,但其次就讨厌被人骗呢」
ame " 紘 "
紘,「第一次听说呢」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那就给我记住」
;(挿む必要は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とりあえず。ここは切り出しでも?)
景仍然没有注意到这边。
只有运球突破以及运动鞋底和地板相摩擦的支支声。
ame " 紘 "
紘,「那家伙,在这个周日——也就是后天,有练习比赛」
ame "宫 子"
宫 子,「练习比赛?」
ame " 紘 "
紘,「啊啊,虽然不是很清楚,对手好像很强的样子,但是,如果赢了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赢了的话?」
ame " 紘 "
紘,「不……没什么」
景说了有重要的事要对我说。
从来没有见过的,认真的眼神。
那个时候的事情,就算是宫子也不该说出。
ame "宫 子"
宫 子,「嗯,虽然紘君有秘密也好,但是」
ame " 紘 "
紘,「…………」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比赛,要去看吗?」
ame " 紘 "
紘,「虽然下次的工作已经逼近……不过是周日,觉得去看看也行吧」
无论景的胜负,我觉得还是在场比较好。
因为我是那家伙的——「哥哥」啊。
唰。
ame " 紘 "
紘,「啊」
ame " 紘 "
紘,「宫子,你手太用力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有空余的时间的话……那段时间,我想要啊」
ame " 紘 "
紘,「唉……?」
ame "宫 子"
宫 子,「去看小景的比赛……」
宫子把身体靠了过来。
柔软的胸部压到了我的手臂。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和与我整整H一天,哪个好呢?」
ame " 紘 "
紘,「你……」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也是明白的吧,不得不做出选择……」
ame "宫 子"
宫 子,「既然知道就不可以无视,紘君那样做的话——我……」
ame "宫 子"
宫 子,「就也不会再是温柔的我」
select "不能放着景的事情不管",*112_011,"的身边",*112_012
不能放着景的事情不管
待在宫子的身边
;◆選択肢
;■?景のことも放っておけない。
;■?景のことも放っておけないを選択。
;(表情、注意して)
;.message#say 100#say #say  紘 #say 「選ぶとか選ばないとか、大げさなことじゃねえよ。景がこんだけ気合い入れてんだから、試合くらい見に行ってやってもいいだろ」
ame " 紘 "
紘,「不是什么选择不选择那么重大的问题吧」
ame " 紘 "
紘,「景她也这么努力,去看下比赛也无所谓的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这么想呢,仅仅是去看下比赛而已,虽然这样也好」
ame " 紘 "
紘,「别的还有什么啊」
赢得比赛的话,景说了会有重要的事情对我说。
虽然想要说什么我还不明白,但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因为不可能改变——
ame " 紘 "
紘,「比赛,我会去看的」
就是相信着不会有任何改变,我才会去听景所说的话。
ame " 紘 "
紘,「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你担心的事情」
ame " 紘 "
紘,「不是吗?」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真的这么想吗?」
压着的胸部的触感瞬间消失了。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是认真的话——那我就不去介意」
ame " 紘 "
紘,「啊啊,不介意就好」
不如宫子你也一起去看吧——
虽然想这么说,我还是半途把话咽了回去。
;(a14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那么害羞的话……全浪费了」
看着带着有些遗憾的笑容的宫子的脸,不知为何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ここの効果音はちょっと注意して)
咚!
;☆(コンテ指定位置からのこの画像だと、ちょっと変だな…。もちっと後に?視点移動にも注意のこと。つーか、ここでなんらかの動きは入れたいな、、、)
一瞬间,高扬运球的声音。
;■御影チェック
;■ 位置が違うね。
;.message#say 300#say #say #say 見ると、今まさに景がスリーポイントラインの外からシュートに入ろうとしているところだった。
看过去,正是景投球的瞬间。
运用膝盖的弹跳力,景轻轻的跳起来——
放出的篮球朝向篮筐,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
;■背景:体育館(冬、13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前から続いてますので、ここは変形で?さらにここは京介のイベントCGではなく、ゴールのアップ……効果音とともに、が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ボールがスパッと入る感じ)
ame "京 介"
京 介,「进了!」
在京介发话的同时,景射出的3分球准确的进入了篮筐。
瞬间便有音羽队员的欢呼和对手们的悲鸣响了起来。
虽然对手队伍拼死速攻,但已经晚了。
主裁判的比赛终了的口哨声已经尖锐的响了起来。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つーかこの絵、紘がいない気がするが……?ジャージじゃないよな……?ここ、注意されたし)
ame "京 介"
京 介,「喂喂,真的赢了啊」
握着DV镜头,京介小声的嘟囔道。
ame " 紘 "
紘,「而且还是结束前的紧张大逆转啊……」
就好像设计好的一样,用3分球超越了最后时候2分之差的戏剧般的结束方式。
对阵在县内也数一数二的强校,音羽的女子篮球部的各位虽然前半场发挥很不错,但没想到竟然会赢啊。
ame "京 介"
京 介,「这样的话,就有专门摄影的价值了啊~」
京介愉快的笑起来。
好像是运动部为了作为今后参考而经常拜托摄影研究会来做比赛的摄影。
ame " 紘 "
紘,「不过,只是练习比赛而已嘛」
ame "京 介"
京 介,「再怎么说也赢过了强校啊,这样部员们就会有自信了吧,我觉得很有意义啊」
ame " 紘 "
紘,「可能吧……」
我望向下方骚乱着的篮球部的人们。
不但投出逆转的1球而且还在整场比赛攻守各方面都活跃着的景,被大家围在了中央。
实际而言,就算是对于篮球一无所知的我也觉得景真的很不错。
但是,现在的我却完全无法直率的感动起来。
今天早上来的1一个电话。
那个时候的宫子的声音在我头中至今环绕不散。
;■背景:紘自室(冬、7時
;■    広野紘:制服(冬)
;☆(a02差分がないな、、、)
;(通常背景で入ってますが、実際はイベントCGがあり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结束吧』
突然,宫子这么说。
没有任何招呼,和平常一样没有改变的语调。
;(b01_mugaiを使うことも考慮に)
ame " 紘 "
紘,「结束……? 结束什么?」
想说什么完全不明白。
ame "宫 子"
宫 子,『简单的说……就是分手吧』
ame " 紘 "
紘,「分手……哈!?」
ame "宫 子"
宫 子,『哇,声音太大了啦』
从电话那边传来宫子小小的悲鸣声。
说起来,想要悲鸣的该是我才对吧。
ame " 紘 "
紘,「我说你你,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ame " 紘 "
紘,「分手什么的……我到底做了什么,说出那样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求你了,别发出太大的声音呢』
宫子用平淡的过分的声音说着。
那份冷静让我有异样的不适感。
;(ここでb03表情で良いか?)
ame " 紘 "
紘,「不是因为你说了莫名其妙的话的原因吗,按着顺序给我解释清楚,顺序」
ame "宫 子"
宫 子,『顺序没有搞错哦,我只是想要结束掉而已』
ame " 紘 "
紘,「所!以!我在问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ame "宫 子"
宫 子,『就算你问也没有意义的啊,就算紘君说什么,我的心情也不会改变』
ame " 紘 "
紘,「……真的吗」
完全理不出头绪——倒也不是。
宫子她——一直都有哪里有些不安。
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些小事,但对于宫子说不定就不是这样。
ame " 紘 "
紘,「你以为,我是会说"是的,我知道了"然后就放过不管了吗?」
ame "宫 子"
宫 子,『对了,还只做了一回而已呢,虽然我还想着要不要多给你几次会好一些呢』
ame " 紘 "
紘,「我没说那个!」
ame "宫 子"
宫 子,『总之,就这样结束吧』
ame "宫 子"
宫 子,『我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也不会再去你家,不见面——应该会比较困难,那么见了我不要跟我说话好了』
ame " 紘 "
紘,「完全不说理由,少在那扯一堆没可能的事!」
ame "宫 子"
宫 子,『再见,至今为止,谢谢你了呢』
ame " 紘 "
紘,「啊,喂!给我等——」
;☆(ここ、切り出しか、表情変えさせるか、FG消すか)
挂掉了……。
;■背景:空
;☆(実際は青空、、、ではなく夕空?が入る予定ですが未定で。とりあえず夕の空入れてます)
宫子的声音到最后为止都是平淡如水。
没有生气,也没有哭泣。
我不明白她的心情。
她到底是用什么表情对着电话说话的呢。
我……哪里作错了吗?
ame " 景 "
景,「哥哥?」
咚,肩膀被轻轻敲了一下。
;■背景:体育館(冬、17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空から体育館、、、は良いか?もちろん、ドアら辺にいれば空は見えるわけだが、屋外→屋内の転換が急なように思えるなら考慮のこと)
ame " 景 "
景,「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ame " 紘 "
紘,「啊不,你已经没事了吗?」
不该有一些比赛后的讨论,稍微的庆祝之类的吗。
ame " 景 "
景,「嗯,适当撒了个慌就逃出来了」
ame " 紘 "
紘,「你还真的在有些地方很会算计啊」
ame " 景 "
景,「因为,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啊」
不管怎样,景现在的心情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样子。
有这么好的情绪的景好久没有见过了啊。
不过……。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不过还是谢谢你能来,其实我以为你根本都不会来呢」
在我眼前的景越来越不清晰。
ame " 紘 "
紘,「嘛,再怎么忙也能抽出半天左右的空吧」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
ame " 景 "
景,「因为哥哥不是很讨厌麻烦事吗,说真的,确实有点意外呢」
现在只有宫子的话在脑海里缭绕着。
ame " 景 "
景,「但是哥哥来看我了…所以……」
不只今天早上在电话中所说的。
ame " 紘 "
紘,「所以?」
从圣诞节见面以来,和宫子一起度过的时间一个一个浮上心头。
ame " 景 "
景,「什,什么都没的啦!」
ame " 景 "
景,「真是的~……」
为什么我会犯错呢。
ame " 景 "
景,「该从哪说起好呢……」
为什么,我会理解那一切已经无法取回了呢。
ame " 紘 "
紘,「从你想说的地方说啊,时间有的是」
ame " 景 "
景,「是,是呢……那么——」
就算再怎么后悔,我的话也已经再也无法传递给宫子了。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不,不行,不能这样,哥哥很迟钝的啦……不坦率的说是不可能明白的呢」
心脏被如此紧的束缚住——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ここ、目閉じで?)
ame " 景 "
景,「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無効
;■御影チェック
分明我喜欢的人是宫子。
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只有,那些过去的日子里宫子的笑颜,还在我的脑海中转动。
BAD END 02 残念,40,35,75,65,#FF0000,14,0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有効
第一章_day13
;■<1章:13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14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
を選択
;■御影チェック
;■ ノイズにしか聞こえないと複数から。
;(ここ、157の切り出し画像を?)
;(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実際はイベントCGを挿むこと)
沙,沙,沙。
铅笔在写生薄上自由的游动着。
从小时候起一直都在做这个。
父亲一直不知道自己作为父亲该做些什么。
作为画家的他,除了教授绘画便再没有和孩子们的交流方式。
所以才只教给了姐姐和我画画而已。
其结果就是姐姐到了海外的名门美术学校留学,而弟弟却背父亲之道而驰当了漫画家。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70#say #say #say でも、俺も今でもこうして絵を描き続けてる。
但是,我现在还会这样把画画下去。
大概是确实有被传达到的东西,有被继承过来的东西吧。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在床上睡着翻了一下身。
ame " 紘 "
紘,「啊~,POSE变了」
为了不惊醒睡着的宫子而轻声说着,停下了手。
ame " 紘 "
紘,「不过,这个姿势也不错呢……」
宫子一丝不挂的睡着。
虽然稍微有些冷,但因为妨碍了写生我就掀掉了她的被褥。
再说还有暖气在,大概不会感冒的吧——我擅自的这么做了决定。
翻过身的宫子的样子有不错的H感。
画好的画之后整理上线,我又翻过写生薄的一页。
ame " 紘 "
紘,「现在先不要动哦~」
虽然也不可能听到,但总之先就这么说了一句,再次动起铅笔。
ame " 紘 "
紘,「不过」
宫子真的体型很好啊。
果然模特的等级高的话,下笔的走向完全都会不同。
好愉快。
画画原来是这么愉快的事情吗。
右手的疼痛已经注意不到,心脏有着出乎寻常的跃动。
漫画的工作如果也有这么愉快的话……不,现在觉得只要宫子在身边怎样都会愉快。
就是这样没错。
一直都是紧绷的状态,仅仅注意着截稿而画画自然不会快乐。
虽然没说到想要有放松的空余时间,但如果工作也能愉快起来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呜~……」
转圈。
ame " 紘 "
紘,「呀~」
又翻身!
这个死女人!
ame " 紘 "
紘,「绑起来好了……」
虽然那便会开启新的世界的大门了,但如果宫子不是醒着的话就没意思了。
ame " 紘 "
紘,「嘛,顺便做做看……,也算是练习,画各种各样的POSE看吧」
因为现在没怎么改变姿势,换下地方从其他视点画画看好了。
;(次で立ち上がらせる?テンポは注意)
ame " 紘 "
紘,「啊,到这页就用光了啊」
站起来看向书柜。
原来买的写生薄没有了吗。
在书柜找来找去,虽然找出一堆神秘文件,但却完全找不到想要的东西。
;(後半の音は余計なので切ること。要加工)
咚唰咚唰咚唰!
ame " 紘 "
紘,「呜哇」
堆起来的资料本和用过的写生薄发生了雪崩。
偷偷耳朵看向床那边……。
ame "宫 子"
宫 子,「呼~呼~……」
呼呼睡的正香。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是全力MODE,自然会累的吧。
;☆(「取り上げた」
#vo end;というこの箇所の演出は注意。切り出し?)
我苦笑着捡起落在地上的本子。
ame " 紘 "
紘,「啊……」
我把目光停在了一本素描薄上。
那是一本不算很旧,但也不算很新的素描薄。
在这里面画着谁——我瞬间就明白过来。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掀开封面。
;(めくる演出、注意)
——上面画着的是,景。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680#say #say #say 日付を見ると……今の羽山と同じ年の頃か。
看向日期……那时的她大概和现在羽山一样年纪吧。
对了,那个时候还没有连载,有空的时候就会画画。
说到模特的话,除了景便再也想不到别人。
;■黒バック
;■回想、恥ずかしそうに
;(四角く、白マスクで覆う?)
;(白挿んでますが、実際にはイベントCGです。大胆に、past_windowを使って演出してください)
ame " 景 "
景,「等下,哥哥,别那样盯着人家看啊」
ame " 紘 "
紘,「少胡说了,如果不看就能画的话就不要什么模特了」
ame " 景 "
景,「真是的~等下要陪我练习哦」
ame " 紘 "
紘,「知道了啦老实给我别动」
ame " 景 "
景,「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跟真的哥哥似的……」
;■通常背景、紘自室
;(過去からうまく、このイラストに移行するように。重ねる感じで)
坐在椅子上,掀开少女漫画的景。
;(ページを繰る音をはやく?)
提着制服的裙裾,轻轻笑着的景。
拿着明显和身体不协调的篮球的景。
当然、虽然我的画还很差。
但却尽全力把景画的漂亮。
简直让我觉得都不象自己的画了。
ame " 紘 "
紘,「景她……」
等下,景她现在应该正在比赛中的吧。
在体育馆看不到的身影自然会失望的吧……。
但是,我所选择的是——
;■御影チェック
;■ 文章でちょっと対応してみますか。
;■ 他に気になる人が出てく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そう。
;(この画像にインしてますが、紘の姿勢などに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か別の画像を)
;.message#say 860#say #say #say ちらりと、ベッドを見る。
把素描薄放回书柜,扭头看向床上。
宫子带着安稳的呼声睡着。
我已经作出了选择,已经再也无法回头。
我已经知道了和宫子重叠起来时的心情……。
;■御影チェック
;■ やっぱ変だわ。
;■ 後、回想であるHシーンから復帰する113_03が、上記「ev01_158a01.jpg」
;■ 画像から始まっていることを考えると、ここでホワイトアウトしかない。
今天早晨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
跳过H
继续
;■以下のシーン、時間的には前シーンより以前です。
;■背景:紘自室(冬、11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
;■御影チェック
#vo endを読んだよフラグ
;■白バック
;☆(序盤はpast_windowを使って、途中で開く演出です)
事情结束,以及作完避孕套等各种处理之后,我们咚的躺到了床上。
——周日的一大早。
带来了早起制作的三明治,轻轻的笑起来。
还在想着既然难得不如出去玩的时候,突然之间宫子就吻了上来。
;■通常背景
;(時間の流れがよくわからんので、要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之前是第一次,但很快就适应了呢,也不怎么痛」
;■御影チェック
;■ ま、直しましょう。
;■ 鏡センセの使ってる表現を持ってきたが……ちょっと近いかな?
;(「髪と服装」
#vo end;の「服装」
#vo endに注意のこと)
;.message#say 150#say #say #say みやこは髪と服装を乱したまま、ベッドに横になっている。
宫子现在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不过,一早就起来做的话就太异常了吧。
虽然知道异常但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宫子就在眼前,是不可能拒绝的……就是这个原因吧。
;(ここからa02表情で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呐呐,紘君呢」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所画的女孩子,都是瘦弱的手脚轻微碰下就会断掉一样,而且胸部也很平没错吧」
ame " 紘 "
紘,「啊啊,算是吧」
ame "宫 子"
宫 子,「你喜欢这种女孩子么?」
ame " 紘 "
紘,「突然之间问什么呢你?」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我很在意啊,我虽然不太胖,但还算比较有肉的呢」
ame " 紘 "
紘,「真的呢」
我啪的拧了一下宫子的腹部。
ame "宫 子"
宫 子,「哒~!」
手背被啪的打了一下。
ame " 紘 "
紘,「干吗啊!」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的,我可是很认真的啊!」
ame " 紘 "
紘,「漫画是漫画,我也不是按着自己喜欢的体型画的啊」
;(ここ、a05表情で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吗……总是不能理解紘君喜欢的倾向呢」
ame "宫 子"
宫 子,「说起来,漫画里出现的男孩子也是呢,完全没有什么性欲呢」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ame " 紘 "
紘,「那是少女漫画啊,再怎么说,男人的欲望之类的太明显的话读者会跑光的吧」
;(無理してa03放り込んでる気もしますが、おかしなようならこの差分は使わない方向で)
ame "宫 子"
宫 子,「告诉她们真实不也好吗~也是为少女们的未来啊」
ame " 紘 "
紘,「追求现实而让读者看了不想看的东西就是本末倒置了啊」
;(適当にここに放り込んでます。ごめんちゃい)
ame "宫 子"
宫 子,「唔~,原来如此吗……」
宫子一副佩服的样子点着头。
;(適当にここに放り込んでます。ごめんちゃい)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
她啪的伸出双手抱住了我。
ame "宫 子"
宫 子,「我果然还是想知道呢,紘君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想作些什么之类」
;(このCGを使う場合、後に011画像を挿むのが困難になるので、その覚悟で)
ame " 紘 "
紘,「不用在意那么多啦,你就做你自己就好」
我轻轻揉动了下宫子的胸部。
柔软而且适当的大小——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满。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 紘 "
紘,「宫子的身体任何地方我都喜欢」
平时言行乖僻的我到哪里去了呢。
我轻轻的吻向宫子的脖子。
ame "宫 子"
宫 子,「呀……」
ame " 紘 "
紘,「不也好吗」
ame "宫 子"
宫 子,「呜~可以到是可以啊……没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情吗?总会有1个的吧?」
想让她做的事情吗……。
有倒是有啊,那真的可以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宫子璀璨的眼睛亮起来,等待着我的话。
ame " 紘 "
紘,「那……」
;(白挿むか?)
;■白バック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就做了哦」
ame " 紘 "
紘,「啊啊」
啾。
ame " 紘 "
紘,「呜哇……」
宫子的嘴唇,轻轻的碰到了我的前端。
仅仅如此而已,马上就有麻痹般的感觉电过身体。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啾~,嗯~」
宫子一次又一次的吻向我的那里。
ame "宫 子"
宫 子,「啊……越来越硬了呢……嗯~」
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ame "宫 子"
紘,「呼~……嗯~,嗯嗯~」
伸出的舌头嗦嗦的舔着。
ame "宫 子"
宫 子,「啾~呜呜……嗯~……哈啊~嗯~」
从最前端到根部的舔着,湿润的舌头的触感无法形容的舒服。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怎,怎么样?嗯~嗯……」
ame " 紘 "
紘,「好舒服」
ame "宫 子"
宫 子,「太好了……那,我就继续了哦」
哈姆,宫子把前端含在了嘴里。
ame " 紘 "
紘,「呜」
ame "宫 子"
宫 子,「姆~,嗯姆~嗯~,嗯~,啾,姆啊~嗯……」
就那么含着而轻轻的上下抽动,舌头也在里面转来转去。
虽然作着这么大胆的事情,但还是脸红的微笑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啊姆~嗯,嗯……嗯~嗯姆~嗯,怎呢样?舒呼吗?」
想说什么完全不明白。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舒服吗?舒服吗?」
ame " 紘 "
紘,「也不用问两次吧」
ame "宫 子"
宫 子,「快点说舒服啦~」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はCGも声優さんの演技もいいから文章をあわせましょう。
;☆(「笑いながら」
#vo end;のCGじゃないんだけど、ここはグラフィック指定優先で)
;.message#say 860#say miy-113_02-0056#say #say みやこは笑いながら言って、ちょん、と舌先で亀頭に触れる。
宫子执怄的说着,啾的又用舌尖碰了一下。
ame " 紘 "
紘,「呜喔~」
ame "宫 子"
宫 子,「我…喜欢紘君的这里哦~啾~」
我也喜欢说这种话的你啊。
啊啊,我已经被击沉了。
ame "宫 子"
宫 子,「最喜欢~」
再次轻轻含住顶端,同时用手指握住了根部。
手一边微微的动着,也没有停止温柔的舌头的搅动。
ame "宫 子"
宫 子,「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
被吻已经是这样了,再被柔软的舌头这样搅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
ame "宫 子"
「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
ame " 紘 "
「再……吸允的更强一些」
我抚摸着她由于害羞而红透的脸说道。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点点头,紧缩了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啾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啾」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啾……。啾……嗯,嗯」
宫子动作稍微开始有些激烈起来。
清脆的水音和强烈的吸允,让我感受到至今丛未经验过的快感。
ame "宫 子"
宫 子,「啾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呼啊~」
ame "宫 子"
宫 子,「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啾……。好硬……有什么……溢出来了……嗯,嗯……」
她用舌头缠绕抚摸着我敏感的部分。
ame "宫 子"
宫 子,「呜~嗯,啾……嗯,嗯……姆呜~嗯,啾…………从前面……有些东西出来了」
抬起头眼睛向上看着我,同时努力的吸允着我的宫子的样子可爱的过分。
手一边顺着来回上下,同时抚摸着阴囊,快感愈加加速。
ame "宫 子"
宫 子,「啾……嗯,嗯……姆呜~嗯,啾,我再……多帮你吸一下哦,嗯嗯。嗯……」
ame "宫 子"
宫 子,「啾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
分明是第一次,却很精通。
说起来,已经不行了。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姆~姆姆姆……,嗯,嗯~嗯嗯~啾~啾,啾呼,~」
ame "宫 子"
宫 子,「啾哈……嗯……嗯,啾~……姆呜~嗯,啾……嗯,嗯……姆呜~嗯~!」
ame " 紘 "
紘,「宫子,我已经~」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连忍耐的时候都没有,就直接把冲上来的欲望推进了宫子的嘴里。
;(ここで両目閉じさせて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而宫子也把那一丝不漏的收了下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咕~」
咕咚的咽了下去。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ame " 紘 "
紘,「宫子,没事吧」
宫子她按着自己的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通常背景
ame "宫 子"
宫 子,「嗯~,哈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没事的,虽然听说会比较苦苦的……但好像没什么味道呢」
ame " 紘 "
紘,「那是个人差异吧……」
;(ここでf03表情でも良い?で、次がf02表情と)
ame "宫 子"
宫 子,「只要是紘君的,难吃也没事哦」
都不知她认真到了什么程度,但确实是坦诚的爱情表现。
认真说起来,确实有些害臊。
虽然只是我还没有适应的原因,但我现在真的快要飞起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紘君,该说是精神好还是太H呢~,都已经是第2次还是有这么多出——」
我抓住宫子裸露的肩膀,啪的翻身按倒。
;(この手前の地文で切り替えもOK?)
ame "宫 子"
宫 子,「呀~」
ame " 紘 "
紘,「我还精神的很呢……」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H……」
ame " 紘 "
紘,「还完全不够的哦」
ame "宫 子"
宫 子,「被色狼侵犯了啦~」
装哭也没用哦。
ame " 紘 "
紘,「再一次……好吗?」
ame "宫 子"
宫 子,「这次不戴避孕套也好哦」
ame " 紘 "
紘,「唉」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这样会比较舒服没错吧?」
ame " 紘 "
紘,「虽然是这样没错……但真的好吗?」
虽然最开始一不小心就直接做了,但不戴的话会比较麻烦吧。
ame "宫 子"
宫 子,「射在外面不就行了,好吗?」
ame " 紘 "
紘,「嘛,这么说的话……」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ame " 紘 "
紘,「这次…想让你在上面」
ame "宫 子"
宫 子,「上面……吗」
ame " 紘 "
紘,「嗯、上」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我试试看」
;(ここ、切り出しで?)
宫子的脸上再次泛起红潮,跨在了我的身体上面。
ame "宫 子"
宫 子,「嗯~……像这样吗……」
一边害羞的低声说着,宫子着我导入到了她的身体里去。
ame "宫 子"
宫 子,「呜~……」
果然不戴舒服的多啊……。
;(次の台詞文でこの差分?)
ame "宫 子"
宫 子,「嗯~……进来了……」
;(次の台詞文でこの差分?)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呼啊~」
我一下就进入了已经湿润的很的宫子体内。
;(ここでb02差分?)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顶到……最里面了呢……紘君……」
宫子发出甜美的声音扭动着身体。
这个时候的宫子也是可爱非常。
ame "宫 子"
宫 子,「呀嗯……」
ame " 紘 "
宫 子,「宫子」
我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抬起腰从下往上突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
ame "宫 子"
宫 子,「呼……嗯~!?嗯,啊啊嗯,啊紘,紘君……突然……啊啊~呀啊~太激烈了~呀嗯!啊!」
我毫不留情的用几乎把宫子搞坏的程度一次又一次的动着自己的腰。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呼~,呜~啊啊呜~哈!哈~!,啊嗯~,嗯,嗯,嗯嗯嗯~!呀啊,啊啊……啊呜~不要……再……温柔……一点~」
在激烈的出入的同时抓起震动着的乳房揉动起来。
仿佛吸住手掌的肌肤的感触和宫子胸部的柔软也让我更加兴奋。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嗯……啊……啊~」
一次又一次轻轻的擦捏她已经坚硬起来的乳头。
ame "宫 子"
宫 子,「呀~!」
宫子发出奇怪的声音向后仰过去。
ame "宫 子"
宫 子,「不,不要……不可以捏……呀~好痛~啊啊,呀~!」
我开始温柔的抚摸她开始变红的乳头。
ame "宫 子"
宫 子,「呀啊……嗯~……嗯」
一下一下的反应让我十分愉快。
ame "宫 子"
宫 子,「紘,紘君……」
ame " 紘 "
紘,「嗯?」
ame "宫 子"
宫 子,「胸部算了啦……想要你多……动一下」
宫子的脸红到了耳根恳求着我。
ame " 紘 "
紘,「那作不到」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
ame " 紘 "
紘,「你自己动啊」
ame "宫 子"
宫 子,「唉……」
宫子顿时没了话说。
;☆(この切り出しを使う場合、evh01_016a01の使いどころには注意して)
啪的把她抱过来,吻上她的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姆~……嗯嗯~~呼~」
送开嘴唇,宫子在我身上整理了一下混乱的呼吸。
;☆(この切り出しを使う場合は、16b01の使いどこに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
ame " 紘 "
紘,「动起来吧」
;(ここでb03表情で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虽然有些顾虑,但宫子还是动了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
有些缓慢的动作虽然让我感动深刻的羁绊,但却不怎么遐意。
ame "宫 子"
宫 子,「啊~……嗯~嗯嗯……这,这样吗……」
ame " 紘 "
紘,「再把体重压下来好一些」
;(切り替え、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身体更加陷入进去。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啊嗯……不行,嗯……这样……」
宫子摇着头,腰部的动作稍稍加速。
ame "宫 子"
宫 子,「呀嗯~……嗯,不要……啊~」
宫子的身体开始充满节奏的跳动。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真的~,不要……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
红着脸的宫子在我眼前激烈的动着自己的腰。
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的煽情的光景。
;☆(御影チェックでは016b02ということだけど、ちょっと保留)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啊~,好!好棒……啊啊~啊,紘君……啊啊嗯,呜~」
ame "宫 子"
宫 子,「呀~,啊嗯~,啊~,啊啊~,呼~……啊~」
美丽的胸脯晃动着洒落一滴滴的汗水。
我伸出手从下面抓住她的乳房,转着揉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呜~啊嗯,嗯~,好舒……舒服呢,紘君……啊~,好棒……啊啊,啊~」
一边揉动着乳房,同时配合着宫子的动作动着自己的腰。
ame "宫 子"
宫 子,「嗯,啊,呀~,好厉害~啊嗯~,啊~,啊啊~,呼~……啊~」
ame "宫 子"
宫 子,「呀~,啊嗯~,啊~,啊啊~,呼~……啊~!」
宫子扭动着腰,更加激烈的上下震动。
从背后传来的麻痹的快感,让我脑海已经空白一片。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啊嗯~啊~.好棒……啊啊~!啊,啊,啊!」
湿润的宫子的体内热而狭窄,紧紧的夹住我甚至让我觉得有些疼痛。
;(この差分、ここに挿んでますが保留)
ame "宫 子"
宫 子,「啊,呀呜~啊啊啊嗯~,呜~啊啊!啊,啊嗯!啊!紘君的,在,在我的里面跳动着!」
有些粗暴的在她的体内搅动,宫子也顿时作出激烈的反应。
为什么在她体内可以这么暇意。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嗯~,啊啊啊,在那里转着……啊啊嗯,呜~,呜~,啊嗯……,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啊嗯,好快,好快啊,……啊嗯,那样的话……啊啊~」
虽然用口承受也十分不错,果然还是进到体内是最高的。
宫子激烈的喘息着,同时专心继续动着自己的腰。
ame "宫 子"
宫 子,「哈~,啊嗯,好棒,还要,……还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啊,呼~……,啊~,呀啊,嗯……啊,紘君的…好大……啊!好大啊~~!」
继续接连向上顶着自己的腰,贪婪着宫子体内的触感。
;(「哀願」
#vo end表情、適当に挿んで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不,不可以,那样的话……我会~,忍不住……啊啊~」
不意之间的收缩,让我一下到了极限。
ame " 紘 "
紘,「唔~」
但我却咬着牙齿忍了下来。
但是,在宫子毫无留情收紧的体内,不可能再让我坚持下去。
;(「照れびっくり」
#vo end適当に挿んで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啊,好厉害,紘君!~啊~!啊嗯!哈呜!嗯,!嗯,!呜嗯~!嗯啊啊!呀嗯嗯!好厉害,厉害的过分……已经」
ame "宫 子"
宫 子,「喜欢……紘君……喜欢你……啊啊~」
ame " 紘 "
紘,「宫子~已经要出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嗯,就这样……啊啊~,就这样……出来没事的~!」
宫子紧紧的抓住我不松开。
ame "宫 子"
宫 子,「求你,不要离开我!紘君!」
ame " 紘 "
紘,「但是……」
再怎么说射在里面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可以!没事的,继续,继续来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ame "宫 子"
宫 子,「直到最后……直到最后都不要离开我!!」
宫子这么说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喜欢你,喜欢你~啊啊~,再来……嗯~啊啊,喜欢你……」
ame "宫 子"
宫 子,「呼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紧紧的收缩刺激了我——
ame " 紘 "
紘,「宫子!!」
终于,大量的精液在宫子的体内迸发出来。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宫 子"
宫 子,「啊,啊啊~……」
;(手前の台詞か、次の台詞でこの差分に?)
ame "宫 子"
宫 子,「出来了……里面好多……」
宫子的眼睛有些迷蒙。
ame "宫 子"
宫 子,「嗯呼……紘君……好热……」
ame "宫 子"
宫 子,「身体……好热……」
看到沉侵在快感的余韵中的宫子的样子,由于射精而萎缩的欲望仿佛又回来了。
ame " 紘 "
紘,「宫子……」
;■通常背景
我紧紧抱起宫子小小的身体,转了一下。
下半身还连结在一起。
ame "宫 子"
宫 子,「吻……」
听到她轻微的喘息声。
;(こっから018CGをスタートさせてますが、もちっと手前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吻我」
ame " 紘 "
紘,「啊啊」
#say虽然仅仅是碰下嘴唇的轻轻的吻,但宫子却露出了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快乐的表情。
ame "宫 子"
宫 子,「呐、紘君」
宫子细细的臂膀环住了我的脖子。
ame " 紘 "
紘,「干吗啊」
我捏着宫子小小的乳头回答道。
;☆(リストと表情違うな、、、ネームミスだと思うけど、とりあえず)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的,不许使坏」
ame " 紘 "
紘,「不无所谓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是……拿你没办法啊」
;(ここ、キスのa02表情で?)
#say宫子苦笑起来,吻了一下我的鼻子。
;(ここ、a01表情で?)
ame "宫 子"
宫 子,「会不会生出小孩来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还真是能说啊」
ame " 紘 "
紘,「虽然不太清楚,但能被你接受我很高兴」
;(ここ、なんかの表情の閉じ目から、次にa01表情を?)
ame "宫 子"
宫 子,「嗯,是这样没错呢……」
宫子点点头,拉紧抱住我脖子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不后悔呢」
紧贴着的两人的身体稍稍有些压扁了宫子太小适当的胸部。
ame "宫 子"
宫 子,「不要离开我哦」
ame " 紘 "
紘,「唉?」
ame "宫 子"
宫 子,「要是离开的话……我,不知道会飞走到什么地方去呢」
……最近的女孩子都能在天上飞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喜欢你」
ame " 紘 "
紘,「啊啊,我也是……」
我们紧紧相拥,分享着彼此的温暖。
直到宫子发出小小的鼻息睡着之前,我一直都和那个柔软的身体抱在一起……。
; file 113_02_mem.sc : みやこ回想2
;■再び時間戻って。
;■背景:紘自室(冬、15時
;■    広野紘  <嚱服(冬)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
;(コンテ指定によりこのCGを入れてますが、ちょっと変か?)
;(通常背景を挿んでますが、実際はイベントCGを挿んでください)
对,我不想和宫子分开。
只有这点我确信不疑。
把掉下的书和素描薄全部放回去之后,重新进入被褥里。
宫子还是老样子睡的很熟。
轻轻碰了两下她柔软的脸颊。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宫子一边低声哼着一边有些郁闷的样子打掉我的手指。
果然不会起来吧。
嘛,无所谓了。
;(ここでこの差分に移行で問題はない?)
抱过宫子的身体,收束起来。
ame " 紘 "
紘,「这样也不坏呢……」
嗯,大概这个就叫做——
哔哩哩哩哩哩,哔哩哩哩哩哩。
ame " 紘 "
紘,「啊」
糟了,忘记关掉手机的电源了。
但是,既然打过来就没有办法。
;(ここの演出は注意。背景にみやこが描かれていることから、華麗にスルーはできませんので。時間に注意して、切り出しするなら切り出しを)
迅速的下了床,拿起电话。
ame " 紘 "
紘,「喂,请问您找谁」
ame "宫 子"
宫 子,「啊……?」
接电话的时候向床上看一眼,宫子稍微睁开了一些眼睛。
ame "宫 子"
宫 子,「呜~」
但是马上又睡着了。
;(ピント、ここで京介に戻していいのか注意のこと)
奇怪的女人啊……。
ame "京 介"
京 介,『喂,广野』
ame " 紘 "
紘,「谁啊,京介啊,发部团活动的牢骚的话我可不听哦」
ame "京 介"
京 介,『才不是这回事!」
奇怪,少见的认真语气。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我今天,受篮球部的拜托去拍摄练习比赛』
ame " 紘 "
紘,「没有拍到投球瞬间之类的?」
ame "京 介"
京 介,『这边也发生很多事啊,那些小事都无所谓了,闭嘴给我听着』
ame " 紘 "
紘,「干吗啊,发生什么了吗」
大概是景的事情吧,难道输掉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同学,在比赛的途中突然倒下被抬走了啊』
ame " 紘 "
紘,「……什么?」
一瞬间,我完全没有明白太到底说了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说了新藤同学倒下了』
;(この前の紘の台詞でこの差分?)
ame " 紘 "
紘,「倒下了,为什么……?」
我虽然也知道什么失去血色。
倒下了?
那个一直精神满满的景——?
ame "京 介"
京 介,『跑着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意识倒还是有的样子』
ame "京 介"
京 介,『比赛还在继续,我不能离开现场,总之觉得对你说声比较好」
ame " 紘 "
紘,「……知道了,谢了」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大概没什么大碍……记得去看望下啊』
ame " 紘 "
紘,「啊啊……」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の京介の台詞は、どうやっても最後まで聞かないと変だ。
;■ というわけで、逆に携帯を切ったときの音をコメントアウト。
又道了一声谢,挂掉了电话。
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景倒下去了不是假话。
虽然京介一直嘻嘻哈哈,但却不是会说谎的人。
ame " 紘 "
紘,「——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不得不去。
;(ここのフェードは20でいいか?ピントの移行にも注意のこと。全部の差分を無理して使う必要はありません!)
就算我选择了宫子没错,但这是另一回事。
听到景倒下了的消息,就绝对不可能放着不管。
不可能做到。
;■背景:紘の家の前→十字路→通学路
;(御影指定により変更)
;(やっぱ夕方でアタッチ)
;(背景の切り替えと、時間には注意してください。ここでは昼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が)
大概是刚刚H过的原因,体力几乎都消耗殆尽。
稍微跑了两步就呼吸不过来,脚也根本移不开步子。
这个每天只是学园和家两点一线的身体,这个时候才觉得可恨。
可恶、「倒下了」到底是什么啊。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670#say #say #say 親父の入院を聞いたときよりも、受けた衝撃は遙かにでかいと思う。
这个比我听到父亲住院时的打击还要大。
景——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直到现在,我才感觉到这点。
我一边祈祷着什么都不要发生,用几乎缓慢的动不了的脚继续跑着。
;(白は挿まなくてよい?)
;■背景:校門(冬、16時
;■    広野紘: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制服(冬?外出)
;(ここで夕に切り替えてます。場所は校門でいいのかなど、留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咦?」
多么重要多么重要的景,带着一副什么都都没发生过的表情出现在我眼前。
ame " 紘 "
紘,「…………」
ame " 景 "
景,「哥哥,为什么会在这里?」
;■御影チェック
;■ 一瞬、なんのことか混乱しますね。
;■ 鏡センセに確認して下記のように修正。
;.message#say 750#say #say  紘 #say 「おまえ、景か?」
;.message#say 760#say #say #say 実は入れ替わってるとかじゃねぇだろうな。
ame " 紘 "
紘,「你…你,真的是景吗?不是和千寻掉包了吧?」
千寻——景的双胞胎妹妹,两人有着同一张脸。
已经倒下的景不可能好好的在这走着,在那站着必定是千寻不是别……。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那个问题算什么啊,不要现在说些让人搞不清的话好吧」
ame " 紘 "
紘,「……你不是晕倒了吗」
ame " 景 "
景,「为什么哥哥会知道?比赛,不是没看的吗?」
ame " 紘 "
紘,「京介告诉我的」
;(表情、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京介是谁?」
ame " 紘 "
紘,「堤京介……啊,那无所谓了,我说你稍微让我看下脸色」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は山場なので、なるべく気になる箇所は潰しましょう。
;■ 頬を掴んではニュアンス的にひっかかりそうではありますね。
;(「頬を掴んで」
#vo end;ちょっと注意)
;.message#say 830#say #say #say ぐっと景の頬を掴んで引き寄せる。
啪的对着景的肩膀拉了过来。
ame " 景 "
景,「稍,稍微等下啊哥哥」
脸红起来的景准备挥掉我的手。
ame " 紘 "
紘,「好了给我闭嘴」
ame " 景 "
景,「真的是……」
虽然抱怨着,但景还是停止了抵抗。
虽然脸红有些影响判断,但脸色确实不好。
该说是失去血色还是。
一直湿润的嘴唇也有些奇怪的干燥。
ame " 紘 "
紘,「你…没事吧?」
;(赤味とって問題なし?)
ame " 景 "
景,「没事的啦,不是这样好好走着的么,哥哥还是意外的爱担心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想要一个人回去吗」
ame " 景 "
景,「顾问老师说了让我回去,虽然老师说了要送我,但还有赛后的讨论会,不能再麻烦别人更多啊」
ame " 紘 "
紘,「啊啊,比赛结束了吗」
对于现在来说,胜败之类都已经无所谓了。
;■以下の景の台詞、2つに分割しました。
;■問題ないと思うが、演出とぶつかるようなら戻します。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输了」
ame " 景 "
景,「啊~啊,果然很强呢,虽然比分一度咬的很紧呢」
ame " 紘 "
紘,「是吗……我送你回去,走吧,把包给我」
ame " 景 "
景,「哥哥温柔起来,反而有些可怕呢」
ame " 紘 "
紘,「吵死了~」
虽然这么说景还是老实的把包交给我,我拿过来抬起了步子。
;(白は挿まなくてよい?)
;■背景:通学路(冬、16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新藤景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嚱服(冬?外出)
;☆(実際は通学路の通常背景、、、ではなく顔アップ歩きスクロールを挿む予定ですが、どちらも来ていないので白で)
ame " 紘 "
紘,「然,怎么回事?」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什么?」
ame " 紘 "
紘,「为什么突然倒下去」
#say景的表情一瞬间盖满了阴云。
对于一直很自傲的这家伙来说,在人前倒下肯定是很大的屈辱吧。
ame " 景 "
景,「倒下什么的没那么严重啦,怎么说呢,比较接近头晕吧」
ame " 紘 "
紘,「头晕?」
#say景点了点头。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轻微的脱水还有贫血,头稍稍糊涂了一下,就已经站不稳了」
ame " 紘 "
紘,「脱水还有贫血……?」
ame " 景 "
景,「大概就是这样吧,一直在做硬性训练,都不怎么都食欲」
景稍稍有些害羞起来。
ame " 紘 "
紘,「你是白痴啊」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注意。怒ってる表情で?)
把啪的把手放在了景的头上。
景瞬间脸便红透,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表情注意。怒ってる表情で?)
ame " 景 "
景,「干,干吗,也不至于被叫白痴吧,就算是我,也是一直努力着……」
ame " 紘 "
紘,「到晕倒为止都要干下去的不是白痴是什么,真的没事吧?已经什么都没了吗?老实回答我」
我一边摸着景的头尽量温柔的说。
ame " 景 "
景,「已经喝了足够的水没事的,啊啊,但是头晕的时候碰到的膝盖还稍微有点……」
ame " 紘 "
紘,「…………」
;(ここ、切り出しで?)
我蹲下来看向景的膝盖。
;■普通の立ち絵表示で違和感あるか?
ame " 景 "
景,「呀,等,等下啊,哥哥你干什——」
景的脸愈加红起来,慌忙按住自己的裙子。
我可没想偷看你的内裤啊。
ame " 紘 "
紘,「唔~」
膝盖上好像稍微有些擦伤,但还没有红肿。
ame " 紘 "
紘,「痛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良いか?さらにこの差分は、もちっと手前で表示して?)
ame " 景 "
景,「有一点……」
ame " 紘 "
紘,「真没办法啊」
虽然这不是我的风格,但既脱水又贫血,怎么想都不可能会完全回复。
;(ここ、切り出しで?)
ame " 景 "
景,「……干吗?」
看着背向她的我,景用怀疑的声音问道。
;(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注意。この一つ前の文あたりで?)
ame " 紘 "
紘,「我背你走」
ame " 景 "
景,「唉!?不行的啊,那样的!!」
;(「向き直る」
#vo end;ですが、このCG差分でいいのか注意)
我向景转过头去。
ame " 紘 "
紘,「不想让你勉强啊,你,只有你……」
景、应该是比其他人重要一倍的存在。
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ame " 景 "
景,「那……」
景她也应该明白的。
ame " 紘 "
紘,「是吧?」
ame " 景 "
景,「但是,不行,绝对不行」
景顽固的摇摇头。
ame " 景 "
景,「因为,如果现在被哥哥背起来的话……就会那样永远下不来了……」
冬日的风舞动着,抚摸下景的头发然后一穿而去。
远处传来轻轻的鸟鸣。
悲切的,斩不断,理还乱的声音……。
;(紘の表情変化、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哥哥,为什么没来看比赛呢……?」
答案——也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
虽然这时候说未免有些残酷……。
ame " 紘 "
紘,「对不起,我……」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啊啊,就是这么回事。
宫子她——那家伙她总是在最坏的时机出现。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580#say #say #say ——そうじゃないか、俺が最悪の状況を作ってるんだ。
不,不只如此。
还把我推进了最坏的情况里面。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
ame " 紘 "
紘,「宫子」
扭过头去,站在那儿的宫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拜托了,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好吗。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果然来这边了呢」
;★ここから遠景CG
ame " 紘 "
紘,「啊啊」
;(ここの表情注意。微笑み、、、だとちょっとアレなので、視線そらしさせるか、前差分続行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被吓了一跳呢……因为,醒来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在了……」
这个无意间丢下的炸弹让景的肩膀猛烈的震动了一下。
ame "宫 子"
宫 子,「不要这个,沉默着就消失什么的,不要……」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抓住了坚强的挺起胸膛问过去的景的肩膀。
不能让这个话从宫子的口中说出。
因为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ame " 紘 "
紘,「景、听我说,我——」
;(ここでみやこの微笑み差分を使っても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被紘君抱过了」
ame " 景 "
景,「唉……?」
ame " 紘 "
紘,「喂,宫子!!?!」
就算惊慌也已经来不及了。
为什么你要先说出口啊。
ame "宫 子"
景,「小景」
宫子已经停不下来了。
不可能停下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没有能赢过小景的信心」
;(景の頬を赤らめさせて問題ないのか、ここ注意)
ame " 景 "
景,「宫村前辈……?」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比谁都更了解紘君,一直在他身边,而且,十分可爱,无论是谁都会喜欢小景的吧」
;.message#say 1840#say miy-113_03-0025#say みやこ#say 「そうだよ、景ちゃんは勝てたの。勝てるのに、勝負しなかったからこうなっちゃったんだよ」
ame "宫 子"
宫 子,「没错……是小景你赢了」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赢了,但你没有决一胜负在会这样的」
ame " 景 "
景,「少说……少说自做主张的话啊!」
ame " 景 "
景,「你这种人,能懂什么!?」
;(ここでこの差分でいいか?)
ame " 景 "
景,「我是用什么心情面对着哥哥——为什么一直都没说出口的心情,你根本就不懂!」
ame "宫 子"
宫 子,「我是不懂」
景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僵硬了。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我不懂……但我知道小景再说些什么,都已经传达不到了,我不会让你传达到的,因为我一直都会在紘君的身边」
ame " 紘 "
紘,「宫子,停下吧,不要再说了」
;(ここでこの差分でいいか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已经,结束了」
什么结束了。
就算不说,我也明白。
结束的是我和景青梅竹马的关系,类似兄妹的关系。
还有,景对于我的心情——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你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この差分をここで使っていいか注意。涙を見せるのはまだ早い?)
ame " 景 "
景,「什么都……」
ame "宫 子"
宫 子,「就算有——也只有放弃这一件事而已」
ame " 紘 "
紘,「宫子!!」
;(ここから、角度を変えながらの切り出しを交えつつ、あざとく演出)
ame " 景 "
景,「不要,哥哥不要生气!」
ame " 紘 "
紘,「唉……?」
为什么景会阻止。
#say景咬住自己的嘴唇,肩膀震动着轻轻的呜咽起来。
;■御影チェック
;■ 上の景のところで鳴らさない勇気があるなら、もう一歩。
ame " 景 "
景,「……现在,哥哥现在什么都别说」
;■御影チェック
;■ 景の目線にあわせて。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注意。20で?併せて、景の目を開かせる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已经无所谓了,比赛输了什么的,都已经无所谓了,有什么关系啊,那种事情」
;■御影チェック
;■ ボイスでついていけるからトル。流れ優先。
;.message#say 2070#say #say #say どんどん景の感情が高ぶっていく。
ame " 景 "
景,「因为是我笨蛋,又不懂事,虽然我可能已经没有资格再说什么了……」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但是就算是我也是喜欢哥哥的啊!」
ame " 紘 "
紘,「……!」
景的视线没有看向我,而是直直的面对着宫子——
尽管如此,从景口中说出的话也让我哑口无言。
ame " 景 "
景,「被哥哥抱过了……?那算什么,那又能怎么样!」
ame " 景 "
景,「不过这点小事而已,别以为你就可以赢了!」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喜欢的人,是会没有任何想法就随便和女孩子H的人吗?」
ame " 景 "
景,「……!」
宫子的反击,让景退后了一步。
分明不得不阻止的——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插入她们两人之间。
ame "宫 子"
宫 子,「我和紘君做那样的事的意义……小景应该是最明白的才对」
ame " 景 "
景,「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啊!」
景激烈的摇头否定。
ame " 景 "
景,「不管你说些什么——这种程度我怎么可能就会放弃!」
ame "宫 子"
宫 子,「就算不放弃——又能怎么样?」
宫子一瞬看向我。
我到底该怎么做——?
ame "宫 子"
宫 子,「等待我们分手?或者是,无论怎么做就要拆散我们?」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明显做不到的吗?那种事…?」
ame " 景 "
景,「就算是我……还没……」
ame " 紘 "
紘,「景、我——」
该说些什么好呢——却完全找不出该说什么。
ame " 景 "
景,「哥哥……你说啊」
;■御影チェック
;■ あ~、目は千尋とかぶせてるんだろうが……これは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な。
;.message#say 2320#say #say #say 景の左目から——すうっと涙が一筋流れた。
从景的右眼——轻轻滑出一道泪来。
;☆(「左目から」
#vo end;なので、ビジュアル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 景 "
景,「哥哥自己的心情——真正喜欢的谁,从哥哥嘴里说出来啊」
ame " 紘 "
紘,「我……我喜欢的是……」
ame " 景 "
景,「不要说了!」
一边喊着,景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ame " 紘 "
紘,「景……」
ame " 景 "
景,「不要……还是不要……什么都不要说」
ame " 景 "
景,「那种看可怜人的眼神……不要……」
景低下头。
;(涙が目視できちんとわかるか、確認のこと)
ame " 景 "
景,「是吗,我,输了吗……」
;.message#say 2420#say kei-113_03-0105#say  景 #say 「負けたんだ」
ame " 景 "
景,「输了吗……」
虽然景的表情让我心疼万分。
不过,我却无法在此时背过脸去逃避……。
;(コンテに従いここに挿んでますが、タイミング的にはもう少し後、ここは切り出しかなんかでうまく演出のこと)
ame " 景 "
景,「抱歉…」
景突然夺走了我拿着的提包——
就像逃走一样跑着离开了。
;■ここから通常背景
ame " 紘 "
紘,「景! 我说你,稍微等下!」
为什么我周围的女人总是这样逞强啊。
不是刚刚才晕倒过吗。
;(ここ、切り出しで?)
;(a01の使いどころはよく考えておくこと)
;(修羅場にしてはみやこの表情和みすぎてるので注意されたし)
;(通常背景切り替え指定位置より後に置いてますが、もちっと後に置いてもいいくら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御影チェック
袖子啪的被拉住了。
ame "宫 子"
宫 子,「要追过去吗?」
ame " 紘 "
紘,「没办法的啊,那家伙,刚刚才在比赛中晕倒啊」
ame "宫 子"
宫 子,「是这样吗……」
宫子轻轻摇了摇头。
;(ここでこの差分表情でいいか?03をもちっと継続?)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无论何时我都想让你只看着我一个人」
ame " 紘 "
紘,「就算如此,她也是青梅竹马啊,担心景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ame "宫 子"
宫 子,「…………」
别不说话啊。
ame " 紘 "
紘,「对于什么都不说就出去了这点我道歉
ame " 紘 "
紘,「但是,也不可能一直只看着你吧,实际上做不到啊」
ame "宫 子"
宫 子,「……我知道啊,我知道的哦,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她松开了拉住我袖子的手。
宫子又浮起一如既往的笑容。
ame "宫 子"
宫 子,「抱歉,不过,我是……只是不想松开重要的东西而已」
宫子微笑着,向着景离开的方向望去。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我也有我的理由,但小景听了也只会被认做是借口吧
;.message#say 2690#say miy-113_03-0063#say みやこ#say 「わかってるから、あたしはタチが悪い。自分が安心するためだけに、誰かを傷つけて、重荷を背負わせて。勝手なことばかりしてたら、嫌われるだけなのに」
ame "宫 子"
宫 子,「我知道的啦,我本身就是个坏人……」
ame "宫 子"
宫 子,「只为了自己安心,伤害别人,让别人背上重担,一直自以为是,自然会被讨厌的吧」
ame " 紘 "
紘,「宫子」
在满是笑颜说着话的宫子脸上——我却除了痛苦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已经不想让任何人受到伤害。
我所希望的只有这点而已……。
ame " 紘 "
紘,「别笑」
;(ここで視線、紘に戻してok?)
ame "宫 子"
宫 子,「……唉?」
ame " 紘 "
紘,「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不要强迫自己,为什么你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坦诚一点呢」
ame "宫 子"
宫 子,「我,我……」
宫子的脸瞬间阴暗下来。
看到那张脸虽然会有些心痛,但果然还是这样才好。
;(ここ、03表情をもちっと継続させるのもありかもしれません。03表情で最後までいってしまうのもありかと)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不知道该作出什么表情好……」
ame " 紘 "
紘,「你啊」
;☆(↑の台詞は問題ない?)
ame " 紘 "
紘,「就算如此,你也不该伤害自己啊,就算你那么做,也不可能和伤害别人的事相互抵消」
ame " 紘 "
紘,「最起码,没必要你来演坏人啊,景要恨的话,恨我一个就足够了」
ame " 紘 "
紘,「就其实并不是景讨厌的那类女人啊」
;(ここでb04表情を?)
ame "宫 子"
宫 子,「……我说过讨厌别人骗我的」
ame " 紘 "
紘,「你不是也说过吗,我和景有些相似」
ame " 紘 "
紘,「既然是我喜欢的人,大概景肯定也会喜欢,就算真的讨厌,那也是我的错」
;(ここでこの差分表情でい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不想归咎成任何人的错,如果那么做的话,我就真的已经堕落的无可救药了」
ame "宫 子"
宫 子,「说不定已经堕落了呢」
ame " 紘 "
紘,「宫子」
我直直的看向宫子的双眼。
ame " 紘 "
紘,「不要讨厌自己,如果否定了自己的话,就什么都无法开始了」
ame " 紘 "
紘,「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你自己的理由在,这个又有什么错?」
ame "宫 子"
宫 子,「对不起,我不明白……」
;■御影チェック
;■ 確かに、ここまでの流れを踏まえた上で、きっかり見るとつらいな……。
;■ ちょっと姿月先生に相談。
;■ 夕焼けに逃げておきましょう——と、冬だが、色合い的に向井さん作の
;■ 終章過去編?夏の夕焼け空をもってきてみましたが大丈夫かな?
;☆(つーかこのCG、あんま良くないな、、、。さて、どうすっべか)
;(後半は切り出しをうまく使っていってください。このモブCGも、紘とみやこの表情には注意のこと)
;■御影チェック
;■ CGを修正してもらったので復活。
;■ これならそれほど違和感はないか。
穿着音羽制服的几个女孩子,看着我们走了过去。
大概,那些女孩子门在想像些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而且,那想像大概也距事实不远。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で追加で空に飛ばそう。
真奇怪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分明就在刚才,还和宫子一起在床上——觉得自己多么幸福的。
;■御影チェック
;■ BGMを変えたので、ここで止めます。
第一章_day14
;■<1章:14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16時
;■    広野紘:制服(冬)
;☆(物の位置が変わっているので、171の紘がいないバーを用意してもらうこと)
ame " 紘 "
紘,「呼~」
扔下提包坐在地板上。
今天也是整整一天,认真的从第一节课上到了最后。
虽然只是作理所当然的事而已,但果然累啊。
而且现在开始不得不工作……。
ame " 紘 "
紘,「啊~,一点都不想干」
不知为何毫无干劲。
大脑呆滞下来,身体也软绵绵的。
ame " 紘 "
紘,「不行啊……」
从那天以来,一直都没怎么再和宫子和景说过话。
因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感到恐惧。
虽然知道不是烦恼的时候,但却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做不到——
只是讨厌着自己的无力,讨厌着除了怨恨自己无力以外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讨厌着讨厌着。
ame " 紘 "
紘,「啧!」
对着地板上堆积的书和信封泻怒。
虽然明白这什么意义都没有,但却停不下来。
ame " 紘 "
紘,「可恶!!!!!」
;(音変える?)
;■御影チェック
;■ 動作を削っておけば、つなぎは問題なくなるかと。
;.message#say 290#say #say #say 立ち上がって、辺りに転がっている物を次々と蹴飛ばす。
一个接一个踢飞滚到身边的东西。
什么都做不好。
无论做什么事都只会有坏的结果。
都是我的错。
就算伤害自己也没有一意义。
也对宫子那么说了,但为什么不能停止责备自己呢!
;■御影チェック
;■ CGの区切りはこちらかと。
ame " 紘 "
紘,「……哈」
;;(このCGの挿入位置をここにしてますが、切り出しなどの演出も考えつつ、再考のこと)
环视散乱的房间。
什么都变的一团糟……什么东西在哪之类完全都不知道了。
ame " 紘 "
紘,「可恶!」
;■SE:ドアが開く音。
;■背景:公園(冬、17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羽山瑞 希:制服(冬?外出)
;■御影チェック
;■ 空が続いてしまいますが、それでも空インのほうが自然そうです。
;(とりあえず、イベントCGで処理しています。問題あるようなら、やはり空インで)
;(とりあえず空を挿んでますが、再考のこと)
哪儿都不会去。
也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那个确实是和——世界中孤独一人同样。
现在,宫子也是同样的心情吗。
景呢……?
越想越不明白。
;■御影チェック
大脑一片混乱,右手一跳一跳的疼痛——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御影チェック
;■ 話の重いタイミングで急に优子BGMを鳴らすと微妙な感じ。
;■ そこで、出だしから鳴らしておく方向に。
;■ 前フリで、ここで曲を止める。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ame "瑞 希"
瑞 希,「啊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啪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是——
ame "瑞 希"
瑞 希,「紘前~辈!」
ame " 紘 "
紘,「……怎么,原来是你啊」
说着话我稍微有了些安心感。
一直都只会让我觉得吵闹的羽山的存在,现在倒值得感谢。
羽山和现在我的事情没有牵连,可以轻松的说些话的吧。
;■御影チェック
;■ 下のほうでこのBGMを消しているのだが、ここで鳴らすとどうだ?
;■ 紘も気が楽だと言ってるし、ここなら違和感はそうないか。
;■ まあ、ここよりも2章で、京介が笑みが似ていると指摘している
;■ シーンで鳴らすべきだと思う。
ame "瑞 希"
瑞 希,「“怎么”,不觉得过分吗,对着这么可爱的后辈说这种话」
ame " 紘 "
紘,「可爱吗……?够微妙的啊」
ame "瑞 希"
4「哇~,真的好过分啊!」
故意的装哭啊……。
这种程度的演技,可骗不到你将来的男人哦。
ame "瑞 希"
瑞 希,「然,紘前辈是在散步吗?」
切换的真快啊。
ame " 紘 "
紘,「嘛,也就那回事,换换心情而已」
ame " 紘 "
紘,「你在这干吗呢,来这偷看调情中的情侣的吗?」
ame "瑞 希"
瑞 希,「才不是呢!」
羽山生气的喊着,把一本厚厚的书塞给了我。
ame "瑞 希"
瑞 希,「我在读这个」
ame " 紘 "
紘,「…………」
那是刊登有我的作品的少女漫画杂志。
ame "瑞 希"
瑞 希,「今天只有基础练习就结束了」
然后就去了商店街,买了刚出刊的杂志在公园埋头读起来了的样子。
ame " 紘 "
紘,「那种东西回家慢慢读啊」
ame "瑞 希"
瑞 希,「虽然是这么回事,但稍微有些等不及回去……然后呢,正好走到了公园,就…」
ame " 紘 "
紘,「我说你,每个月都这样啊」
连回家这点时间都忍不住吗。
ame "瑞 希"
瑞 希,「没什么不可以吧,部团活动以外,人家唯一的兴趣啊」
乖戾的说着,羽山又坐到了椅子上,无视我读起杂志来。
ame " 紘 "
紘,「我也坐在这儿可以吗?」
ame "瑞 希"
瑞 希,「请我喝奶茶」
羽山眼睛不离杂志,而把手指向了一边。
;(「目を落としたまま」
#vo end;ビジュアルには注意のこ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のこと)
那边的是一台饮料自动贩售机。
仅仅是坐公园的椅子而已,为什么我还非得请羽山喝饮料啊。
ame " 紘 "
紘,「…………」
但是,最后还是买了就是我的弱点吧。
;(次の台詞文でミスギの顔を上げさせ、ここは切り出しで?)
ame " 紘 "
紘,「拿着」
ame "瑞 希"
瑞 希,「哇,没想到真的会买啊」
ame " 紘 "
紘,「这小丫头,你说啥」
ame "瑞 希"
瑞 希,「说笑而已啦,请坐,请坐,需要我铺手帕给您吗?」
ame " 紘 "
紘,「免了」
;(ここの箇所の演出、注意のこと)
在羽山旁边坐了下来,掀开自己喝的罐装咖啡。
ame "瑞 希"
瑞 希,「啊~,身体好暖和呢」
羽山咕咚喝下一大口奶茶,笑了起来。
ame " 紘 "
紘,「那就好」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で?ミルクティー片手に、、、でまあ片手画面に映ってないからいいのか)
羽山把奶茶一只手拿着,啪啦啪啦的翻动着书页。
虽然我明白你是确实喜欢少女漫画,但也别一直笑着好吧。
一人人嘻嘻笑着读漫画,从旁边看起来很诡异啊。
嘛,对于作家来说,这总比读者用一副无聊的表情看下去好。
羽山偶尔小声的笑起来,完全无视我的存在继续翻动着书页——
ame " 紘 "
紘,「…………」
然后,读到了我的作品,正以为她要看最初的2页的时候——
ame " 紘 "
紘,「啊」
没有读之后的几页,而直接跳过去了。
;(ここの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20?ここはコンテ指定どおり、きょとんではなくノーマルでいくか、、、)
ame "瑞 希"
瑞 希,「嗯?怎么了吗?」
ame " 紘 "
紘,「没,没什么,在想…没读那个漫画啊」
咚咚的心跳加速到无法相信的地步。
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不想相信,不想看下去——心脏传来阵阵悲鸣。
;(この差分、悲しそうに笑ってるか、、、?)
ame "瑞 希"
瑞 希,「啊啊,这个吗」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060#say #say #say 羽山はちょっと悲しそうに笑って、
ame "瑞 希"
瑞 希,「这个的作者呢、叫做新堂凪先生」
ame "瑞 希"
瑞 希,「这个人的作品,本来是很喜欢的,最近不知为何绘画和剧情都有一点……于是,就跳过去了」
ame "瑞 希"
瑞 希,「就是因为喜欢,该说是画了无聊的东西有些心痛还是……就读不下去了」
ame " 紘 "
紘,「这样吗」
我拼命的抑制住自己的动摇,挤出这么一句话。
ame "瑞 希"
瑞 希,「但是我相信着,谁都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新堂凪先生肯定也一样吧」
ame " 紘 "
紘,「是吗……能再有趣起来就好了啊」
ame "瑞 希"
瑞 希,「嗯」
;(挿入位置は注意のこと)
涌上心头的是——比起灰心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愤怒。
对于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没有干劲到可笑地步的自己的厌恶。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
紧紧握起右拳。
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到。
不只宫子和景的事情。
;■御影チェック
自己所选择的,持续着的梦想——也是半吊子而已。
ame " 紘 "
紘,「那个、羽山」
我压抑着激烈蜗旋着的心情,张开了嘴。
#vo endで問題ないか?)
ame "瑞 希"
瑞 希,「嗯?」
ame " 紘 "
紘,「学校、快乐吗?」
ame "瑞 希"
瑞 希,「当然啦~☆」
ame "瑞 希"
瑞 希,「不但有好多的朋友,如果升学的话还有景前辈」
;(次の台詞文で、この表情?)
一瞬,羽山的脸上覆上一层阴影。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280#say mid-114_01-0051#say 瑞 希#say 「景先輩は最近元気がないみたいですけど……」
ame "瑞 希"
瑞 希,「……虽然景前辈最近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ame " 紘 "
紘,「…………」
ame "瑞 希"
瑞 希,「但是但是,只要我在她身边就不会给她把脸色沉闷下去的机会,粘在前辈身边去洗手间也在同一个小房间里——」
ame " 紘 "
紘,「你还真是变态啊,这么年轻就已经爬升到如此神奇的层次了啊……」
ame "瑞 希"
瑞 希,「我说笑而已啦……」
;(ここの表情は要注意)
ame "瑞 希"
瑞 希,「不过我呢,想要让景前辈笑起来」
ame " 紘 "
紘,「那去做艺人怎么样?当艺人的话说不定还会被说可爱哦」
ame "瑞 希"
瑞 希,「刚才说的话在各种意义上很失礼哦,倒是,别再提我的相貌问题好吧」
嘛。认真的说羽山还是很可爱的。
附加条件,如果不说话的话。
啊啊,不行不行,这么想的我就跟某人渣一样了。
;(ここ、表情は「ノーマル」
ame "瑞 希"
瑞 希,「认真的讲,我这么想」
ame " 紘 "
紘,「什么?」
;■御影チェック
ame "瑞 希"
瑞 希,「学校不是快乐的东西,而是要去寻找快乐的东西」
ame "瑞 希"
瑞 希,「我现在很快乐,也急切的期待着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message#say 1400#say mid-114_01-0063#say 瑞 希#say 「学校は楽しいものじゃなくて、楽しくするものです。わたしは今楽しいし、これからのことも楽しみでしょうがないんです」
羽山浮起向日葵般的笑容——好像真的很快乐的样子。
这家伙还真的是天真无邪啊……。
虽然这份天真的光亮闪得我睁不开眼睛。
ame " 紘 "
紘,「是啊,是这么回事」
但羽山的话却是事实。
ame " 紘 "
紘,「我也不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将来而去学校而已,因为那儿让我愉快,让我有舒适的安心感啊」
#vo endで良いか?)
ame "瑞 希"
瑞 希,「……紘前辈?」
就算工作辛苦,也坚持着学园的到勤。
那是虽然经常逃课,但只要去就接受我的一个存在。
这个存在,对我算是多大的救赎呢。
每个人都会想要自己的容身之处。
然后守护这个容身之处。
并不是只有宫子。
还有我,景。
但是总会有那么一天——不得不离开让自己安心的地方的一天。
那个时候,该做什么好呢。
为了要守护我重要的东西、
虽然重要的东西不只一个。
但是,如果能够去守护的重要之物有数量限制的话——
ame " 紘 "
紘,「羽山」
ame "瑞 希"
瑞 希,「嗯?」
ame " 紘 "
紘,「谢谢了」
;(ここで09表情でいいのか?、、、まあ、こういう表情もアリか。その場合、「…………」
#vo endの二文に分けるのも良いのやも)
ame "瑞 希"
瑞 希,「……嗯?」
第一章_day15
;■<1章:15日目>
;■背景:紘自室(冬、8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御影
;■ 画像表示後に指定をおいてみる。
;☆(こっからイベントCG、スタートさせてます。さらにこのCG、どっか点滅させたい、もしくは点灯)
把久濑修一的专辑放进CD机,开始随机播放。
ame " 紘 "
紘,「…………」
;■曲を変更。
澄清无比,毫无淤塞感的旋律静静的回响起来。
这是久濑修一自己的原创曲,也是我喜欢的曲子之一……。
但这首曲子是以「告别」为主题创作的,听起来稍稍有些心情沉重。
不是适合早上听的曲子啊。
真是,不懂得察言观色的CD机啊。
我苦笑着,把手伸进制服的袖子。
作的时候还有余裕的这件制服,在两年的学园生活中已经变得有些紧了。
仅仅两年。
在仅仅如此的时间里我究竟变了多少,又得到了什么呢。
;■御影チェック
;■ 久瀬の曲を止めないで、优子との会話の場面にいきます。
;■ 紘が学園への別れを決意しているのが1つ(だから制服の丈を気にしたりしてる)。
;■ 母親との別れの示唆が1つ。
;■ また、この久瀬の曲が优子にも繋がっているので。
;■背景:教会内(祭壇)(冬、9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雨宫优子<嚱服(冬?外出)
;(この効果音は切ることも考えて)
;☆(ここのスクロールにスクリーンをかけるのか?については保留)
;(とりあえず教会?外観?朝のスクロールから入ってます。プロローグラストの逆スクロールで)
;(外観指定ですが、イベントCGの指定で中にしてあります)
;(通常背景教会内部朝がないので、白で保留。実際は优子のモブも足したものを)
虽然有些预感,但还是有些抵触。
ame " 紘 "
紘,「哟」
;■御影チェック
;(0座標にしてますが、位置は後で調整のこと)
;(250に設定しました)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早安呢」
雨宫优子浮起淡淡的笑颜,轻轻低了下头。
ame "优 子"
优 子,「今天也是精神满满的逃课吗?」
ame " 紘 "
紘,「真失礼啊,今天我是有事才来的」
我扬起手中抱着的花束给她看。
ame "优 子"
优 子,「我们还没有见过几次面……突然就向我求婚的话会困扰的啊」
ame " 紘 "
紘,「谁向你求婚了!」
ame "优 子"
优 子,「唉,那花束不是送给我的吗?」
;(ここでa04表情に変えてもいいか?03と04の交互使用はしっかりと)
ame " 紘 "
紘,「给仅仅认识而已的女人送画的话,不就跟危险人物一样了吗」
ame "优 子"
优 子,「没那回事哦,可爱的后辈的礼物的话,我自然会笑纳的哦」
ame " 紘 "
紘,「我怎么可能向根本都不尊敬的前辈送什么礼物嘛」
就算是尊敬,也不会送花束这种有深刻意义的东西吧。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啦啦,真是遗憾呢……」
ame " 紘 "
紘,「是该遗憾的事情吗」
;☆(ここ、紘のノーマル表情を用意してもらう?)
ame "优 子"
优 子,「我最遗憾的是」
雨宫优子的表情稍稍有些绷紧。
ame "优 子"
优 子,「被说是“仅仅认识而已”,而有些伤心呢」
ame "优 子"
优 子,「我分明很喜欢广野先生的呢」
ame " 紘 "
紘,「…………」
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
ame "优 子"
优 子,「啊,脸是不是有些微妙的红了呢?」
ame " 紘 "
紘,「怎么可能嘛,白痴啊」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有些奇怪的害羞感。
和宫子或者景不一样,雨宫优子的话似乎有种能触碰到某些平常难以触及之处的感觉……。
等等,想什么呢我。
ame " 紘 "
紘,「那种事情怎么都无所谓了」
ame "优 子"
优 子,「说起来,广野先生,认真的说,到底为什么事情而来这的呢?」
ame " 紘 "
紘,「扫墓啊」
今天我的目的地,其实并不是这儿,而是教会里侧的墓场。
;☆(ここ、最初と何か関連があるのか、調べておく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是谁的……我可以问下吗?」
ame " 紘 "
紘,「那种有所介意的说话方式可不像你的作风呢,分明一直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
ame "优 子"
优 子,「到底是扫谁的墓速速交代,慢吞吞的话我捅你哦」
ame " 紘 "
紘,「不介意的过分了吧」
果然是在和我玩的吧。
但是,为什么我不能认真的生气起来呢。
……该说是我太和善了吗。
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如果真的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吧」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この手前でこの表情を?)
ame " 紘 "
紘,「母亲的」
ame " 紘 "
紘,「虽然她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以至于都不怎么记得长相」
ame "优 子"
优 子,「……是这样吗」
雨宫优子的声音中,并没有多余的同情。
不做累赘的同情其实也有时会让人舒心。
虽然有些奇怪,但雨宫优子却好像懂得这一点。
ame " 紘 "
紘,「今天是她的忌日,嘛,虽然我不是每年都会扫墓的大孝子,今天是替父亲来的而已」
ame "优 子"
优 子,「代替父亲?」
ame " 紘 "
紘,「父亲他,现在身体不太好啦,嘛,现在还监禁在医院里,就把我派来了」
老姐已经回海那边去了自然没有办法。
ame "优 子"
优 子,「你的家庭环境也足够复杂了哦」
ame " 紘 "
紘,「是很少见的家庭倒是没错……」
再怎么说一家人全部都是画画的啊。
ame "优 子"
优 子,「但是呢,广野先生」
雨宫优子又浮起认真的表情。
ame "优 子"
优 子,「就算广野先生不记得,也是生育下你的人啊,在忌日来扫墓的话才不会受到天罚呢……」
雨宫她的话意外的认真,话中有些引人动摇的东西在的感觉——
我用手指拂了一下鼻子说道。
;☆(a02の使いどころがわからないんで、とりあえずここに放り込んでます。目閉じをつくるなど、いろいろ工夫をこれから先)
ame " 紘 "
紘,「偶尔啦,说起来我也是为了“我也是有母亲的啊”这样的回忆而来的而已」
ame " 紘 "
紘,「我不喜欢是忌日才来什么的,感觉像义务似的」
ame "优 子"
优 子,「原来如此,真像你的考虑方式呢」
ame " 紘 "
紘,「又在玩我了吧」
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怎么敢呢」
雨宫优子仍然一副认真的表情,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御影チェック
ame "优 子"
优 子,「是啊,说不定这样也不错呢,为了不忘记……那已经消失的人」
;(この切り替えは再考のこと。あんまよくない?)
;■御影チェック
;■ 確かに空はないわなぁ。
;.message#say 870#say #say #say なにかに思いを馳せるように、雨宫优子は空を見上げた。
;.message#say 880#say #say #say 青く澄み渡った空に、どんな思い出が映し出されているのか……。
好像回忆起什么一样,雨宫优子她仰头看向虚空。
那视线的先端,究竟映出了什么样的回忆呢……。
说不定、雨宫优子她也……。
ame "优 子"
优 子,「我也有过呢,重要的人,分明是不可失去的,却失去了的人……」
如果真的比我年纪大的话,雨宫优子的人生也自然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吧。
一直都把别人看作小笨蛋一样的生活态度,说不定正是为了那「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被他人知道而戴上的假面。
ame " 紘 "
紘,「那个」
;☆(优子の表情は注意して。180aシリーズの使いどころもきちんと)
ame "优 子"
优 子,「嗯」
;(优子の手にはまだ渡ってはいませんが、、、)
对着转过头的雨宫优子,我取出了几支花递给了她。
;(この切り替え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优 子"
优 子,「这是?」
ame " 紘 "
紘,「虽然像顺便似的有些不妥的感觉,把这个给你重要的人吧」
ame "优 子"
优 子,「……不像你的作风呢」
少管我。
ame "优 子"
优 子,「还是……对我都开始温柔起来,有了心境的变化吗?」
ame " 紘 "
紘,「就算是我也会改变的啊,因为我也是活生生的人啊」
;(181画像の使い方はまた再考のこと。次の画像へは、180c画像から繋げる?)
ame "优 子"
优 子,「是啊,因为是活着的人啊……」
雨宫优子微笑起来,把手中的花凑到了自己的脸前。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好香的味道……」
;(ここでd02表情を使う?)
;(c差分、こっちに挿みました)
ame "优 子"
优 子,「那个人一定…会高兴的收下的吧……」
雨宫优子失去的到底是谁。
但这个…是不能问的事情。
如果问的话,雨宫优子的微笑一定会消失的吧。
所以,我什么都没有问。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
;☆(差分の構築はしっかりと)
;(切り替えは注意。つーか、ここの一連のシーンは難しいな、、、)
雨宫优子静静的向我踏近一步。
虽然这么近看是第一次……但果然雨宫的脸,有着超凡脱俗的美丽。
ame "优 子"
优 子,「作为花朵的还礼,让姐姐说一句话给你听」
薄薄的嘴唇轻轻道出话来。
ame "优 子"
优 子,「就算再怎么重视他,人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再怎么希望,也不会得到永远」
ame "优 子"
优 子,「和重要的人一起的时候愉快无比,即使有痛苦的事情也十分充实……」
ame "优 子"
优 子,「然后,就会以无法相信的速度,迅速的消失而去」
ame "优 子"
优 子,「为了总会来临的那个离别时不会后悔……请重视她,认真的重视她吧」
雨宫优子的话,好像纯净无比的祈祷一般,重重的在心中回响。
;☆(ここでa02とa03を使う?使いどころ、よくよく考察して)
;(切り出しする場合は、右寄りか左寄りで?)
;(切り出しが変なようなら、前のCGままで)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200#say yuk-115_01-0075#say 优 子#say 「広野さん……あなたにそれができますか?」
ame "优 子"
优 子,「广野先生……你能做到吗?」
;■好感度チェック
;■みやこ好感度(≧4)
;■みやこ好感度(<4)
;■みやこ好感度(≧4)
;■みやこ視点
;■背景:砂浜(冬、13時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別の海の音にするか?)
ame "宫 子"
宫 子,「好冷啊……」
轻轻喝一口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咖啡。
女孩子不经常喝的,罐装的纯味黑咖啡。
虽然喝黑咖啡是第一次,但却有让自己也有些惊讶的好喝。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开始有渴求这种毫无牛奶砂糖的纯咖啡了呢。
真奇怪。
一小口一小口的含下咖啡。
有些苦却热热的液体通过喉咙,暖透我的身体。
ame "宫 子"
宫 子,「真好喝~」
低声说着,把视线投向远处。
眼前有着海、只有海在孤单的宽广着。
不知为何,有地平线的那边一无所有的感觉。
海虽然宽广,却一无所有,只是看着都会感觉寂寞。
咕咚咕咚。
ame "宫 子"
宫 子,「呼~」
我还真是变了呢……。
觉得苦咖啡好喝,和男孩子H,还有……。
伤害那并非讨厌的女孩子。
;(b01もありますが、サイズが合わないのでここでは使っていません。調整してもらう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我还真是…讨厌的家伙呢……」
性格越来越差。
为了阻止喜欢的人去交往,什么时候都会做吗?
这样最后就可以幸福吗?
ame "宫 子"
宫 子,「我不明白」
不想要就这样毫不明白。
这样的话,也太半途而废了。
但是,却拿不出勇气。
该用什么脸去见紘君才好呢?
告诉我。
告诉我啊、优子……。
ame "宫 子"
宫 子,「到底想要被告诉什么呢……」
分明我自己的心已经下了决定。
分明我的愿望明了无比。
;(座標合わせはしっかり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もっと速くして、スクロール移行にスムーズに?)
;☆(↓向井が音声削りました。演出としては良いんやけど、全体としてみたときにおかしくなるので)
???,「一个人沉闷什么呢」
;(コンテ指定より一つ前でこのCGを表示させてます。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唉?」
反射般的转过身。
还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因为,不是毫无办法吗。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紘表示をここまで引っ張って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那就是能和紘君在一起。
;(とりあえず白にしてますが、うまく繋げること)
;■紘視点
;■背景:砂浜(冬、13時
;■    広野紘  :制服(冬?外出)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外出)
;(ここから音楽イン、前は効果音のみで)
;☆(紘の足のCGから入ってもいいのやも)
;(みやこの髪がインしてるのが変な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はやめること)
;(切り替えの演出注意。実際は新規の画像が入る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とりあえずこれで保留で)
ame " 紘 "
紘,「一个人沉闷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唉?」
刚刚喊出声,宫子便迅速的转过身来。
睁开大大的眼睛呆住了。
ame "宫 子"
宫 子,「为,为什么?」
大概在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吧。
ame " 紘 "
紘,「女人的第六感……之类的吧」
去海边看看的话,说不定会有些好事情发生。
雨宫优子这么说,却没想到宫子会在这里。
说起来,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本以为只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大姐姐而已,却说出好像看透一切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说的什么我不明白啦」
宫子还是呆呆的。
ame " 紘 "
紘,「不明白也无所谓,那么,走吧」
我伸出左手,握住了宫子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走,走去哪?」
ame " 紘 "
紘,「约会」
ame "宫 子"
宫 子,「约会!?」
;■背景:屋上(冬、14時
;(冒険的な立ち絵挿んでますが、とりあえず)
;(実際は切り出しインを考えて)
ame "宫 子"
宫 子,「呜~,结果是这里吗……」
ame " 紘 "
紘,「你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倒是没有……」
虽然宫子的表情上看不出不满,但却稍微有些阴沉。
像迷路的孩子一样,不安的表情。
因为不想看到喜欢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所以我。
;(ここから187の切り出しで?)
ame "宫 子"
宫 子,「哇」
拉过了宫子的手。
ame "宫 子"
宫 子,「嗯!?」
不由分辨的,重叠上她的嘴唇。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嗯嗯~~!呼啊!」
在我充分品尝过宫子嘴唇的柔软,并把舌头塞进口中转过几次之后才松开了她。
;(コンテ指定より一つ手前でCG配置。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40で?)
ame "宫 子"
宫 子,「突,突然之间干吗!?」
宫子的手也瞬间松开。
ame " 紘 "
紘,「要是作预告的话,估计你就要逃了」
ame "宫 子"
宫 子,「不,不是这回事,为什么要吻我!?」
就好像刚才的是初吻一般,宫子红透了脸。
ame " 紘 "
紘,「不可以吻吗?」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不是……不可以,我…和紘君这样下去的话……」
ame " 紘 "
紘,「觉得会结束吗?」
ame "宫 子"
宫 子,「…………」
ame " 紘 "
紘,「我…终于明白了啊,究竟该重视什么,究竟该怎样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
ame "宫 子"
宫 子,「重要的东西……」
宫子轻轻念着,向着屋顶的边缘走去。
;(この切り出しを使う場合、しばらく顔を見せなくていいのかは留意のこと)
在那一瞬,以为她在看远方的街市的时候,她又突然的向我转过身来。
;★ここから遠景CG?
原来就有些娇小的宫子的身体,感觉比平时还要小些是我的错觉吗……?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你听说过这样的故事吗?」
ame "宫 子"
宫 子,「从前呢,不知是意大利还是哪的国王,作过一个实验」
ame " 紘 "
紘,「实验?」
ame "宫 子"
宫 子,「把好多婴儿聚集起来,隔离并且不和其他任何人说话而成长起来的婴儿,到底会说什么样的话呢?这样的实验」
ame " 紘 "
紘,「虽然不太明白……被那样养育起来的话,肯定不可能会说话的吧」
那个有名的狼少女就是不会说话才对。
ame "宫 子"
宫 子,「只对了一半……哦」
ame " 紘 "
紘,「一半?」
宫子轻轻的张开嘴唇。
;☆(ここ、189の目閉じで?)
ame "宫 子"
宫 子,「不但一句话都没有出,那些婴儿们还一个不剩的全部死掉了,分明是给他们充足的营养,绝对不让他们生病那样,细心照料养大的」
ame "宫 子"
宫 子,「唯一没给他们的就是话语和爱情,但是,这却是最重要的东西」
ame " 紘 "
紘,「真是悲伤的故事呢……」
这个该算是什么呢。
ame "宫 子"
宫 子,「和我有些相似呢,虽然我也没有,也好好的说着话,但是却没有得到重要的东西」
ame " 紘 "
紘,「宫子……?」
;(ここで02表情に変えていいのかは留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我的家里从来没有声音」
ame " 紘 "
紘,「没有声音……?」
ame "宫 子"
宫 子,「我的双亲在我记事的时候就关系不好了,渐渐的不说话……最后好像就连听到对方的话或者足音都会觉得讨厌」
ame "宫 子"
宫 子,「爸爸妈妈在家几乎都没说过话,对我也是一样,只顾想着对方如何讨厌,根本没有心思管女儿的样子」
ame "宫 子"
宫 子,「包括名字——」
ame " 紘 "
紘,「名字?」
宫子点了点头。
ame "宫 子"
宫 子,「几乎连喊我名字都没有几次,就像那样,根本都没有说过什么话」
ame "宫 子"
宫 子,「取得再好的成绩,运动拿多少第一名都得不到夸奖……」
ame "宫 子"
宫 子,「爸爸和妈妈喜欢的海鲜料理的作法,我也认真学了,被菜刀搞到满手伤痕,却根本没有在家吃饭……」
所以宫子她——才会那样充满喜悦的为我做料理吗。
是因为以前…都没有被吃过吗……。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有些奇怪呢,分明没必要像爸爸他们一样的,我却也开始习惯屏息佶口的生活」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呢,果然人都是——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的吗」
宫子的语气完全感觉不到沉重,就好像在说他人的事情一般。
ame " 紘 "
紘,「…………」
我对「双亲」完全没有什么概念。
虽然想像不出宫子的家庭到底是什么情况……。
ame "宫 子"
宫 子,「最后,大约在六年前离了婚,说实在我还真是舒坦了呢,妈妈离开家到了很远很远的城市去……紧张的空气也消失掉了」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就是如此,我为此而解放了啊」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这样我就可以扔掉那个没有任何声音的家,自由的到想到的地方,充满人声的地方去」
ame "宫 子"
宫 子,「期待着总有一天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紘 "
紘,「真罗嗦啊」
;(挿入位置は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唉?」
ame " 紘 "
紘,「少一个人啪啦啪啦的说个不停好吧,我说你,果然还是没适应如何和人说话吧」
什么都不懂就让我来教你。
虽然我并不是都明白,但宫子要比我还要白痴。
ame " 紘 "
紘,「第一,为什么不早早的说出来,不是很寂寞吗,不是很痛苦吗,既然如此说出来不就好吗」
;(ここでみやこの表情189b02に変えさせるか?)
ame " 紘 "
紘,「不是已经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了吗,所以家的事情孤独的事情,全部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找到了容身之处……我不想失去终于找到的容身之处啊!」
ame " 紘 "
紘,「才没有失去!」
ame "宫 子"
宫 子,「你为什么能这么说!?」
;(この前でこのCGに?)
ame "宫 子"
宫 子,「我本以为终于找到了容身之处……找到它,守护它我已经拼尽全力了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为了守护——我甚至连抢跑之类的事都做了!」
;.message#say 1400#say miy-115_02-0093#say みやこ#say 「居場所見つけたと思ったの……見つけて、それを守るのに必死なんだよ。守るために——抜け駆けまでした!」
ame "宫 子"
宫 子,「因为小景把她的心情告诉了我——我就抢先一步,我身体给了紘君,我以为这样做的话,紘君就再也不会接受我以外的女孩子……」
ame " 紘 "
紘,「你还没能计算到这种地步的吧」
;(この表情でいいか、注意のこと)
ame "宫 子"
宫 子,「真是最差的人呢…我这样的,只考虑自己的事情,不只对小景,连对紘君也是一样」
ame " 紘 "
紘,「任性不也无所谓吗,比起只考虑他们的事情,而丢失了自己的幸福之类更像人的做法」
ame " 紘 "
紘,「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考虑,我也只要如同过去一样就好,那才是你的风格」
;☆(a02表情の使いどころ、しっかりと)
ame "宫 子"
宫 子,「……哎」
宫子惊讶的屏住了呼吸。
完全不是值得吃惊的事,我所说的都是理所当然的而已。
;★イベントCG(差分か)
我踏近一步——抱住了宫子曼妙的身躯。
;(コンテ指定より一つ後ですが)
ame "宫 子"
宫 子,「啊……」
ame " 紘 "
紘,「听着,宫子,如果有想要的东西的话,有想要守护的东西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已经讨厌消失不见,已经讨厌分明我在这里,却被无视的感觉」
ame " 紘 "
紘,「任性就可以了,我会原谅你的」
;(ここで03表情の涙を見せて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想要…我作的料理在热的时候就被吃掉」
ame "宫 子"
宫 子,「想要被包容,想要被触碰」
ame " 紘 "
紘,「我想要和你的羁绊,在取得好成绩时对你说好厉害,在你做了坏事时对你训斥,你的料理我当然会照单全收」
ame " 紘 "
紘,「这就是——叫做羁绊的东西」
ame "宫 子"
宫 子,「再怎么没面子都无所谓……我想要被紧紧拥抱啊!」
ame " 紘 "
紘,「你想做的事情,去做就是,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
;(ここからのCG構築はしっかりと)
现在再说相互会多重视对方也已毫无意义。
我和宫子都一样,刚刚得到那无法让步的东西。
想像不到失去时会如何,也不愿去想像。
仅仅,仅仅,想要温柔的包容起宫子。
为了不让任何人伤害到宫子。
为了不让宫子伤害到她自己。
因为能做到这个只有我而已。
无论何时,都希望只有我而已。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通学路(冬、17時
;(みやこの目線には注意して。11ポーズで問題ないか?)
;(とりあえず夕でアタッチしています)
;(通学路の通常背景がまだないので、白で保留にしてい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晚饭做些什么好呢~」
;■御影チェック
;■ さすがに3行はなぁ。
摇着牵在一起的手,宫子心情似乎十分愉快。
再怎么说能迅速恢复就是好事情。
ame " 紘 "
紘,「啊,对了」
;☆(中距離の07と08、何ピクセルかズレて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な、、、。後で修正を)
ame "宫 子"
宫 子,「啊,怎么?」
ame " 紘 "
紘,「在还没忘的时候先说下,总之,回到家以后,你全裸决定」
ame "宫 子"
宫 子,「全裸!?」
宫子惊讶的睁圆了眼睛。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我可不是裸奔族……」
ame " 紘 "
紘,「女朋友是裸奔族的话绝对不要……」
ame "宫 子"
宫 子,「那,那为什么,再怎么说,好歹也给我一个围裙吧……」
看起来好像是误解了什么了啊。
ame " 紘 "
紘,「虽然那倒也不错……等等不是那回事,那个,这段时间啊,在你睡的时候画了素描」
;(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完全都没有注意到……」
ame " 紘 "
紘,「画到一半觉得不太舒服,想要画完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裸,裸体吗?」
ame " 紘 "
紘,「现在也没什么可害羞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会害羞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宫子的声音都有些接近悲鸣的感觉了。
;(ポーズ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是,全部?没马赛克吗?」
ame " 紘 "
紘,「那是画好吧,为什么我画素描还要马赛克啊喂」
手绘能画出马赛克吗我说。
ame "宫 子"
宫 子,「为什么要画我的画?」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940#say #say  紘 #say 「描きたかったから」
ame " 紘 "
紘,「因为我想要画」
;(02a06との使い分け、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呜」
宫子顿时没了话说。
ame " 紘 "
紘,「而且,这次还不得不画一个单回短篇……想要你来做主人公的模型」
ame "宫 子"
宫 子,「……真狡猾啊~,这样说的话我不就无法拒绝了吗……」
ame " 紘 "
紘,「嘛不会被人看的啦」
;(ポーズと表情、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理所当然的啊!第一,做漫画的模型的话有必要裸体吗?」
ame " 紘 "
紘,「没啊」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清爽的回答……」
ame " 紘 "
紘,「让我多画些各种各样吧,只做模型的话会无聊的啦」
;(05a03との使い分け、注意)
ame "宫 子"
宫 子,「……我知道了啦」
宫子勉强点了点头。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
ame " 紘 "
紘,「如果真的不想的话,也可以拒绝」
;(表情注意。微妙に笑み入ってても良い?)
ame "宫 子"
宫 子,「不是这回事,画单回之类没事吗?平常的连载暂时停掉吗?」
ame " 紘 "
紘,「不,和往常一样啊,只是工作量增加而已」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的右手……」
宫子握起我的右手,温柔的抚摸着。
喂喂,别在大街上做这种事好吧。
ame " 紘 "
紘,「不必担心的啦」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我有一个条件」
ame " 紘 "
紘,「什么啊」
;(表情注意。怒ってる表情はNG?01a03で?)
ame "宫 子"
宫 子,「那短篇,在画好的时候马上给我看哦」
ame " 紘 "
紘,「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
ame "宫 子"
宫 子,「谢谢」
宫子的笑颜,让我从心底感到一阵温柔。
为了不失去这个笑颜我也要…。
ame " 紘 "
紘,「宫子,我决定了」
ame "宫 子"
宫 子,「什么?」
ame " 紘 "
紘,「回到家再告诉你,有关于我和你的安身之处……要用好长好长的时间…」
;(目閉じ笑顔、、、でなくても良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嗯」
虽然重要的东西不只一个,但却不得不决定她们的顺序。
那烦恼缠身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去了……。
因为,宫子所找到的东西。
以及我所得到的东西。
不得不去守护。
;■みやこ好感度(<4)
;■背景:砂浜(冬、13時
;■    広野紘:制服(冬)
那一天…是圣诞节。
天空中下着纷扬的雪。
而且,有着宫子美丽的笑容——
而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以及印着不知是谁的足迹的沙滩。
仅此而已。
ame " 紘 "
紘,「说什么女人的第六感啊
我连苦笑都笑不出来。
去海边看看的话,说不定会有些好事情发生。
相信着雨宫优子的话而来的,结果如此而已。
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的期待,却还是有些失落。
ame " 紘 "
紘,「不得不去……学校了啊」
;■背景:学園?廊下(冬、14時
;■    広野紘<嚱服(冬)
虽然这么说,来到学校却也完全没有想要认真听课的心情。
自己的脚自然而然的就走向了那家伙该在的地方。
偷眼看向2年D班的教室。
ame " 紘 "
紘,「…………」
窗户的旁边,看不到宫子的身影。
那家伙,又逃课了啊……。
真的会不能升级的啊。
不过,说不定这个也会是好事……。
宫子的话,即便留年也会笑着承受的吧。
——一直都想要保持笑颜。
只要她一直保持笑颜,仅此而已我就会感到满足。
让宫子痛苦的原因,结果还是我。
这个应该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重视宫子的我。
正因为我明白这点——我才会接受这之后发生的一切。
;(白を挿む必要はないか?)
;■背景:空
;(通常フェードで?)
;☆(青空がないので白で代用してます。もうあるか?)
单从结果而言,宫子在那之后还是正常的来学校。
适当的上课,适当的逃课。
也就是说,宫子的生活跟之前毫无改变。
只是,唯一有一点改变——我和宫子的接触再未有过。
也可以说是回到了3学期开始之前的状态。
虽然尝试着去搭过很多次话。
然后,实际上真的搭上话的时候连一次都没有。
因为每到那个时候——宫子就会扭头冷冰冰的拒绝,以至于我无法再向更深踏进一步。
在自己的心中,除了询问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为什么,会和宫子——。
虽然问过无数次,但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回答。
而我,只有忍耐着手腕的疼痛继续画着漫画而已——
;■背景:紘自室(冬、16時
;■    広野紘<嚱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通常フェードで?)
;(切り出しで?)
疼痛达到极限时,休息手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拿起素描薄。
;(挿入位置、注意のこと)
在床上睡着的宫子的身姿,被暧昧的铅笔线描绘下来。
不过,那些全部都只画到一半。
画到最后的却连1枚都没有。
ame " 紘 "
紘,「结局,还是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啊……」
和这些画一样。
都是半途而废,就迎来了结局。
ame " 紘 "
紘,「雨宫……我没能重视到啊」
说起来,和雨宫优子最近也都没有见过面。
嘛,那个女人的话肯定是扔掉工作在哪闲逛着的吧。
ame " 紘 "
紘,「呼……」
我如果能对宫子说些什么会更好吗。
对她做些什么会更好吗。
被再怎么避开,都不放弃去尝试会更好吗。
ame " 景 "
景,「哥哥」
扬起头看过去,景静静的站在门边。
ame " 紘 "
紘,「干吗,什么时候在那的啊」
ame " 景 "
景,「刚才就在了啊,哥哥你,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呢」
ame " 紘 "
紘,「抱歉,比起这个我说你,部团活动呢?」
我一边合起素描薄一边说。
ame " 景 "
景,「今天稍微休息一下,最近,状态有些不太好……」
ame " 紘 "
紘,「喂,没事吧你」
ame " 景 "
景,「嘛,只要运动的话总会有这样的时候的啊,只要不勉强,马上就会好的啦」
ame " 紘 "
紘,「是吗」
;■御影チェック
;■ CGが繋がらないからコメントアウトしよう。
;■ 状況をあわせて、座って会話をする流れへ。
;.message#say 720#say kei-115_03-0011#say  景 #say 「隣、座っていい?」
;.message#say 730#say #say  紘 #say 「ああ」
;.message#say 740#say #say #say 俺は頷いて、床に散乱していた資料や描き損ないの紙をどけてやる。
;■御影チェック
我回到桌子前,景也拉开椅子坐在一起。
ame " 景 "
景,「工作顺利吗?」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760#say #say #say ぺたんと腰を下ろして、景は訊いてきた。
ame " 紘 "
紘,「顺利地拖后中」
ame " 景 "
景,「也就是说,还是老样子是吧」
ame " 紘 "
紘,「我说你,性格越来越差了啊」
ame " 景 "
景,「再怎么说,也是长年做您妹妹的啊」
确实,说不定这算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之后不会想说让我负责吧。
ame " 景 "
景,「稍微让我看下」
景说着,拿起一枚原稿。
;(ここでb02表情で良いか?)
ame " 景 "
景,「总觉得……果然有些奇怪呢,最近的哥哥的画」
果然是比父亲和老姐看我的画还要久。
微妙的线条的变化都被察觉到了。
嘛,如果再提肌腱炎的话又会引来没必要的担心吧。
ame " 紘 "
紘,「画这种东西每天都会有所不同的啦,而且对于我这样的水平,状态好与不好差别会很大的啊」
ame " 景 "
景,「倒不是那种事情啦……嘛算了啦,哥哥既然这么说的话,就算如此吧」
景小心翼翼的把原稿放回了桌上,轻轻叹了一口气。
ame " 景 "
景,「哥哥」
ame " 紘 "
紘,「嗯……?」
咚的一声,景把头斜躺在了我的肩膀上。
ame " 紘 "
紘,「干吗呢你」
ame " 景 "
景,「不无所谓嘛……偶尔让我撒撒娇这样」
ame " 紘 "
紘,「倒是无所谓,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ame " 景 "
景,「怎么可能有嘛,只是——」
ame " 紘 "
紘,「只是?」
ame " 景 "
景,「只是,稍微有些累了呢——」
是吗。
原来如此啊。
我们都稍稍有些累了呢。
并不是完成了什么。
甚至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做才对。
但是,为什么呢。
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力气。
分明有很多不得不做的事情,身体却完全动弹不得。
ame " 紘 "
紘,「我也——稍微有些累了呢」
ame " 景 "
景,「哥哥你,好像大叔一样」
ame " 紘 "
紘,「少管本少爷」
苦笑着,我也把身体稍微歪向了景。
ame " 景 "
景,「啊……」
ame " 紘 "
紘,「有意见吗?」
ame " 景 "
景,「没…」
景仍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仅仅是轻轻摇了下头。
ame " 景 "
景,「我和哥哥…感觉都忘记之间这种若有若无的关系了呢」
正因如此我才把心情转向了宫子吗……?
因为宫子允许了我靠近她吗?
不——就算想也是毫无意义。
就算记忆逆流而上,时间也永远一去不返。
ame " 景 "
景,「到身体轻松下来为止,稍微休息一下,真的就稍微一下……」
ame " 紘 "
紘,「啊啊……」
ame " 景 "
景,「哥哥」
ame " 紘 "
紘,「嗯?」
ame " 景 "
景,「对不起」
ame " 紘 "
紘,「唉?」
ame " 景 "
景,「对不起——呢」
ame " 紘 "
紘,「你什么坏事都没做啊」
ame " 景 "
景,「但是,我并不温柔……」
ame " 紘 "
紘,「那是我啊」
ame " 景 "
景,「哥哥你——一直都是坏心眼呢」
ame " 紘 "
紘,「啊啊……」
现在我的脑中还是空白一片。
但是总有一天,还会有画些什么的日子来临吧。
虽然和宫子一起度过的时候已经永不复返。
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已结束。
就像我和景这样回忆起互相之间的关系一样。
爱情,也不是一次就会结束。
首先…就从填补空白的地方开始吧。
拿起铅笔,画出第一丝线条。
究竟要画些什么,虽然我还不明白。
画画看吧。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無効
;■御影チェック
在这份心情和感情,消失之前——
BAD END 03,35,40,65,60,#FF0000,14,0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有効
第一章_day16
;■<1章:16日目>
;■画面黒
;(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で)
为了能让我和她的安身之处可以存续。
为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决定了再不会拖延我所决定的事——
…………
……
;■背景:教室(冬、8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堤京介:制服(冬)
;(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で)
咯啦。
打开教室的门,一边向已经到校的同学们打着招呼,一边走向自己的位置。
ame "京 介"
京 介,「哟~早」
;(切り替えタイミング、注意のこと)
然后停在了京介的位置旁边。
ame " 紘 "
紘,「哟早」
;(ここ、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を)
ame " 紘 "
紘,「……你丫,脸有些红吧?」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我对广野君的心情一不小心便浮上了脸」
ame " 紘 "
紘,「要是你害羞的话,会只有一个脸颊红吗」
真是厉害啊。
说起来,肯定又是被女朋友打了吧。
;(ここでa03表情で良いか?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无所谓的嘛,这也是交流情感的一种啊,不打不成交,这不是老话了吗」
ame " 紘 "
紘,「那是男人之间好吧!」
男人被女人打,怎么想都不算什么好事。
ame "京 介"
京 介,「才没那回事,她打的时候,也就是还对我有兴趣的表现哦,这叫还没结束」
ame "京 介"
京 介,「如果真的没感觉的话,那时会什么都不做的才对」
ame " 紘 "
紘,「……是啊,说不定是如此」
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人生经验方面看来还是京介比我强些。
和一直在家啃笔杆——才刚刚开始和人有所关联的我不一样。
ame " 紘 "
紘,「京介。你…确实很厉害啊」
ame "京 介"
京 介,「……嗯?你有什么目的?」
京介装出一副害怕的想要逃跑的表情。
ame "京 介"
京 介,「钱吗!?难,难道是我的身体吗!?我,我坚守至今的童贞啊~~!!」
ame " 紘 "
紘,「你就只会往恶心的地方想吗!」
这家伙已经完全腐化了啊。
不能再和他来往下去了……。
;(ここで京介の表情、a02に変えても問題ないか?)
ame " 紘 "
紘,「我说你就改改那坏毛病,好好的活下去吧」
ame "京 介"
京 介,「……广野,你出了什么事了吗?」
京介用认真的表情盯着我。
ame " 紘 "
紘,「不啊,没什么」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ame " 紘 "
紘,「只是…决定了自己该站在哪里而已」
;■背景:体育館(冬、10時
;■    広野紘:制服(冬)
;■    新藤景:制服(冬)
;(画面、揺らすように。ボールなしから入って、唐突にボールをインさせて画面揺らす演出にするか?)
嘭!
篮球撞上了篮板然后弹向一边。
;(もっとバウンドしてる効果音を?)
然后就那样滚到了我这边。
ame " 紘 "
紘,「哟」
;(通常背景の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我捡起球,走近那个站在罚球线旁边的人影。
;(立ち絵の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既然把人家喊出来,就别迟到好吧」
ame " 紘 "
紘,「抱歉,抱歉,稍微被个笨蛋浪费了点时间」
第1、2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
让景等着的我,被京介的「你要去哪」咬住不放。
看起来还是在意上次那赌博的结果的样子。
那家伙大概在以他的方式,那种笨蛋般的吵闹方式想让我轻松起来也说不定。
希望这不是我自作多情。
ame " 紘 "
紘,「嘛,还有时间不无所谓嘛」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a03が妥当?)
ame " 景 "
景,「再怎么说,我又不是像哥哥那样的不良学生,我可不想被在上课途中喊出来」
ame " 紘 "
紘,「偶尔逃逃课不也挺好吗」
ame " 景 "
景,「一点都不好,一直在注意着老师看到了怎么办之类的」
ame " 紘 "
紘,「没事啦,没事啦」
这个时间没有任何一个班级用体育馆,这里应该谁也不会来才对。
ame " 紘 "
紘,「你还真是认真啊」
;(表情注意して。「冷笑」
#vo end使ってますが、、、)
ame " 景 "
景,「我这已经算很小心了啊,我可做不到哥哥你们那样那么大胆」
#say景露出看傻瓜的神情,轻轻的哼笑了一声。
ame " 景 "
景,「话说回来,到底什么事呢?哥哥,又正大光明的逃课……」
ame " 紘 "
紘,「那已经无所谓了」
ame " 景 "
景,「一点都不好,想要和我当同级生么?」
一如既往,景是在认真的担心我。
虽然说话恶口,但却绝对不会说伤害到人的话。
真是温柔呢,景。
ame " 紘 "
紘,「我,决定了」
ame " 紘 "
紘,「放弃学校,专心画漫画」
;(a05表情でも?)
ame " 景 "
景,「唉……?」
ame " 紘 "
紘,「本来,做业余职业太奇怪了啦,中途半端的做下去,可是没发画出象样的作品啊」
ame " 紘 "
紘,「喜欢漫画的你,应该能明白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不……不是明白不明白的问题吧!我说你,白痴吗!」
;(↑の02a03と入れ替える?)
ame " 景 "
景,「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哥哥!要休学!?」
ame " 紘 "
紘,「3学期还是会上下去,虽然没什么大改变,至少把2年级上完吧」
ame " 景 "
景,「干吗啊,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啊?」
;(表情注意して)
说到这儿,景突然闭上了嘴唇。
她紧紧捏起拳头,一瞬视线有些彷隍——
然后再次说出话来。
ame " 景 "
景,「和宫村前辈有关吗?」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860#say #say  紘 #say 「ない、とは言い切れないけど俺が自分で決めたことだよ。みやこはなにも言わない」
ame " 紘 "
紘,「虽然不能清楚的说没有,但这里我自己的决定,宫子她什么都没有说」
ame " 景 "
景,「……已经决定了吗?」
ame " 紘 "
紘,「啊啊,决定了」
为了画出不会被羽山瑞希跳过不读的漫画。
梦想不应该这么早就结束。
我,不会半途而废。
为了追梦的自己。
为了能让那所有包容我的读者和编辑看到我的梦想。
ame " 景 "
景,「是吗」
#say景轻轻呼出一口气。
ame " 景 "
景,「哥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自己决定一切,独自奔向前方呢」
ame " 紘 "
紘,「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及做我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已」
ame " 景 "
景,「但是……」
ame " 景 "
景,「正是因为哥哥是这样的人,我才会喜欢」
ame " 景 "
景,「一直都是那么耀眼,实现自己的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就算痛苦……也会坚持到最后完成的哥哥」
ame " 紘 "
紘,「我还没那么伟大,而且,是因为你在看着我才会努力」
ame " 景 "
景,「我吗……?」
ame " 紘 "
紘,「虽然没有血缘,但想要在称呼自己哥哥的女孩面前装酷啊」
回想起来——
ame " 紘 "
紘,「对孤独的我温柔的你,说不定就是为了让你愉快——我才开始画漫画」
该说那时是喜欢景吗。
虽然,过去的心情都已回忆不清。
但正是有景,才会有现在的我。
ame " 紘 "
紘,「嘛,到了最后,只是让你看了不光彩的地方呢」
ame " 景 "
景,「没那回事,没那回事……只是」
ame " 景 "
景,「我对哥哥只有憧憬而已」
;.message#say 1120#say kei-116_01-0043#say  景 #say 「優しい言葉をかけられたり、ちょっと触られるだけで嬉しくてたまらなかった。でも、自分からはなにもしようとしてなかったわ」
ame " 景 "
景,「温柔的和我说说话,稍微摸摸我就会喜悦万分」
ame " 景 "
景,「但是,我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
景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ame " 景 "
景,「仅仅看着就好——这样骗着自己」
沉默起来。
谁都说不出话,安静的让人着急。
该说些什么好呢。
我不想伤害景。
也不想伤害我自己。
仅仅想着这些,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我呢,超讨厌宫村前辈」
ame " 紘 "
紘,「景……」
#vo endっぽく、口の開きが大きいのか、、、ちょっと保留)
ame " 景 "
景,「但是,那个只是憧憬却什么都不说的我……」
ame " 景 "
景,「想要被哥哥不只当作妹妹,而作为一个女孩子看待的原因」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大概是因为…宫村前辈的出现吧,正因如此,我才鼓起了告白自己心情的勇气」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对于这点我表示感谢」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果然讨厌的还是讨厌呢」
景明显的在勉强自己。
虽然她的脸上的痛楚,和那娇小的身躯仿佛立刻就会崩溃的感觉让人不忍看下去。
但只有我,不能把目光离开现在的景。
;(表情、注意して。目つむりの連続なので避ける?)
ame " 景 "
景,「哥哥,把球给我」
ame " 紘 "
紘,「唉? 啊啊」
我嗖的把球传了过去。
;(フェードのさせ方にも注意のこと。小曽根フェードを?)
;(効果音はあえて入れないのがきれいか?ラストなんで)
接到的景,在那带了两下球。
;(フェードのさせ方にも注意のこと。小曽根フェードを?)
用那不知用了几千次,几万次而熟练起来的手法光滑的投出了球。
划出绮丽的弧线,球旋转着就要被篮筐吸进去了——
;■御影チェック
;(画面揺らすか?)
嘭。
ame " 紘 "
紘,「啊……」
篮球再次无情的撞上篮板,啪的掉了下来。
ame " 景 "
景,「啊~啊」
ame " 景 "
景,「又失误了呢,完全不行呢」
ame " 紘 "
紘,「……我说你,状态不太好吗」
;■御影チェック
;■ 止める場所が違う。
;■ この流れで止めるなら、ゴールできなかった瞬間か。
ame " 景 "
景,「稍微有点……」
;■御影チェック
景回答着,走到我可以触碰到她的距离。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景 "
景,「膝盖嗯」
ame " 紘 "
紘,「膝盖?」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之前比赛时碰到的膝盖有些痛呢……」
;(ここの涙の演出はしっかりと。必要なら切り出しか新規画像発注を)
瞬间,景的脸划出一道泪痕。
ame " 紘 "
紘,「景……?」
ame " 景 "
景,「膝盖好痛……因为痛而哭起来好像小孩子一样呢」
这么说着,景的眼泪却完全停不下来。
虽然我是白痴,但也不会被这样的慌骗到。
到哭的时候,就不必逞强了吧。
ame " 景 "
景,「转头……看那边啊,这样的…样子……不要看好吧」
这个逞强的家伙啊……。
这家伙从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一直喜欢逞强,讨厌被人看到弱处。
我拼命抑制住想要抱住景的双肩的冲动。
这种半途的温柔,只会更伤害景而已。
因为我背叛了景的心情——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ame " 景 "
景,「……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我就不行……?」
ame " 紘 "
紘,「说为什么……」
ame " 景 "
景,「我的心情,你不是也了解吗,因为……分明知道……我……不会说谎的…………」
ame " 景 "
景,「想要让你…喜欢景啊……」
理由——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仅仅一句话就可以说明。
因为我——遇见了宫村宫子。
但是,只有这点绝对不可以说出口。
;(ここで顔あげるタイミングで問題ないか?)
ame " 景 "
景,「哥哥……我有一个请求」
一边抽噎着,景抬起头看向我。
ame " 景 "
景,「虽然之前约好不在人前喊哥哥的……」
ame " 景 "
景,「但从此以后,让我一直喊哥哥吧,至少……至少,想要还当作妹妹……」
ame " 紘 "
紘,「笨蛋,以前说笑啊,其实不喊前辈什么的才好」
ame " 景 "
景,「好过分,哥哥果然是坏心眼呢……」
ame " 紘 "
紘,「当老哥的大部分…都是坏心眼吧」
ame " 景 "
景,「是啊,我们真的就跟真正的兄妹一样……」
;(ここでb03表情を?)
ame " 景 "
景,「也许一直当妹妹就好吧……像哥哥这样的乖僻的人能找到女朋友……也许为这个高兴就好吧」
景的泪水染遍双颊,努力的挤出微笑。
ame " 景 "
景,「那个,从妹妹这里再有一个请求可以吗?」
ame " 紘 "
紘,「当然」
ame " 景 "
景,「哥哥」
ame " 景 "
景,「膝盖好痛……想要你稍微支撑我一会呢」
景的真意暂且不论,单单是作为妹妹的请求的话。
我想要接受。
如果什么都说不出的话,至少这些。
;(ここ、205の切り出しで?ただ、多用しすぎか?)
ame " 景 "
景,「啊……」
我把景小小的头抱向胸口,环住她的腰。
ame " 景 "
景,「哥哥……」
认真的支持起失去力气的景的身体。
景真的好轻啊……。
ame " 景 "
景,「呜……」
;.message#say 1920#say kei-116_01-0105#say  景 #say 「帰りたい……帰りたいよ……。お兄ちゃんとずっと一緒にいられた頃に……わたしのお兄ちゃんでいてくれた頃に……」
ame " 景 "
景,「好想回去……」
ame " 景 "
景,「想要回去啊……那和哥哥一直在一起的日子……作着我哥哥的日子……」
ame " 景 "
景,「哥哥……」
#say景也会这样爱哭这样撒娇啊。
一直都在逞强……一直都没能哭过没能撒娇过啊。
我如果更温柔些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了吧……。
ame " 景 "
景,「分明不……想哭…的啊」
ame " 紘 "
紘,「景」
ame " 景 "
景,「别担心……马上…就可以用自己的脚站起来的……」
ame " 紘 "
紘,「不必着急……」
现在撒娇就可以了。
现在还可以。
嗯,没事的。
景一定可以站起来。
站起来,向往常一样走下去。
是吧,景。
对不起呢、景……。
第一章_day17_ED
;■<1章:17日目(ED)>
;■背景:屋上(冬、11時
;■    広野紘  :制服(冬)
;■    宮村みやこ:制服(冬)
;(通常背景でインし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切り出しで。もしくは青空?)
走上屋顶打开房门,一如既往的风便拂面而来。
风愈加寒冷,好像想要把我赶走一般。
就算如此我还是伸了个懒腰,缓缓的向那个人走去。
;(目線はこれでいいか?)
走向那个看着街景等待着我的人身边。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呢?」
ame " 紘 "
紘,「回教室了」
虽然眼睛肿着,一眼都能看出是哭过的状态,但景说就算如此也要上课。
这才像她的风格。
ame "宫 子"
宫 子,「对不起呢,只让紘君一个人留下痛苦的回忆……」
ame " 紘 "
紘,「就算让你来也没用吧,这是我引来的事端啊」
ame "宫 子"
宫 子,「不对,不是这样的啊,紘君」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们是共犯呢,二人在一起,一起伤害了小景,如果不接受这个事实,就不可能……向前走下去」
ame " 紘 "
紘,「共犯、吗,真是讨厌的词啊,好像自己的责任轻了似的」
;.message#say 230#say miy-117_01-0011#say みやこ#say 「錯覚なのにね。でも錯覚でもなんでも、ちょっとでいいから楽になりたいって思っちゃう……酷いよね、あたしも」
ame "宫 子"
宫 子,「分明是错觉呢,但是就算是错觉,也会希望能稍稍轻松一些……」
ame "宫 子"
宫 子,「……真过分呢,我也是」
ame " 紘 "
紘,「其实应该是我一个人负担才对」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我却并不后悔」
宫子的话——是真的呢,但只是单单的逞强呢。
ame "宫 子"
宫 子,「并不后悔,因为我把……重要得不能再重要的东西……拿到了手中」
ame " 紘 "
紘,「是啊,只有后悔……不再想发生呢」
已经不想再伤害谁。
已经伤害到的人,希望得到原谅。
虽然现在只能这样去愿望,但至少为了不忘记这份心情。
;(顔の向き、どうすっかね、、、)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之后要怎么做呢?」
ame " 紘 "
紘,「暂时还不会变吧,嘛,再稍微认真点来上课好了」
所剩不多的学园生活,再稍微享受一下吧。
因为和同样年龄的朋友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候,已经不会再有了吧。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
宫子按住了被风吹散的头发。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决定了呢,从此之后老实的去学校,认真的听课,能和班级的人们说话那样」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ここは20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我再也不会逃避」
ame "宫 子"
宫 子,「我还没有找到我的梦想,为了那可能——找到我的梦想,学校应该是个好选择」
ame " 紘 "
紘,「是吗……不错啊,那样子」
宫子在这学园内交到朋友,笑起来,幸福的生活。
幸福的场所不要只有唯一,而希望它随处可觅。
就算在看不见我的地方,只要宫子能够笑起来。
;☆(紘の汗、トッてもらうか?)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坚强起来了呢,坚强到如果有一天紘君倒下的话,我可以支起你」
ame " 紘 "
紘,「说些没来由的话」
我啪啪的拍拍自己的右腕。
虽然最近我有可能被击溃——但应该总可以做到些什么。
如果不只我,宫子也下定决定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首先不得不从适应班级开始呢」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我又聪明,又可爱,如果明快起来的话说不定会成为人气偶像哦」
ame " 紘 "
紘,「嘛,别做梦的太过分哦」
我轻轻笑着,敲了下宫子的头。
#say宫子也再次…笑起来——再次浮起满面的笑容。
ame " 紘 "
紘,「…………」
ame "宫 子"
宫 子,「嗯?怎么了吗?」
ame " 紘 "
紘,「不,没什么……」
宫子的笑容——让我注意到了。
ame " 紘 "
紘,「只是……」
一瞬间,回忆开始闪烁。
那个圣诞夜,冬天的海边。
纷扬飘落的雪花中宫子的笑容。
虽然我马上就忘掉了来着。
ame " 紘 "
紘,「有你在真好之类」
而现在,那个夜晚的沙滩,已经成为无法代替的人生情景深深的刻入我心。
那应该就算是——堕入恋情的瞬间吧。
ame "宫 子"
宫 子,「那算什么啊,紘君说出这样的话好奇怪啦」
宫子轻轻的笑起来。
ame " 紘 "
紘,「少管我」
#say所以,痛苦的记忆和过去,说不定都会成为幸福回忆的契机。
大概,一切不会那个顺利,伤害月被伤害的事实也不会消失。
就算如此仍会追求救赎——这才是人类吧。
ame "宫 子"
宫 子,「真的是……好奇怪呢」
哎,还在笑啊这家伙。
;■御影チェック
;■ 紘の台詞ですが、ボイスはみやこのもの。
;■ ずっと続いているみやこの笑みの消えるニュアンスです。
ame " 紘 "
紘,「我说你要笑到什么时候,不觉得失礼吗——」
这时,宫子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ame " 紘 "
紘,「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我也会寂寞……啊」
ame "宫 子"
宫 子,「本来希望升到3年级,能够和紘君在同一个班级的」
分到同一个班级,坐在对方的隔壁,在上课中转头过去看到宫子也正好看过来。
一瞬,一起发呆下然后互相露出笑容。
那真的是…幸福的想像。
ame " 紘 "
紘,「但是……」
——却只能是想像。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对不起,我明白的,紘君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对吧」
ame " 紘 "
紘,「还有很多想要画的东西,虽然不明白什么时候才会画完……」
ame " 紘 "
紘,「但是,我仅仅是选择了梦想而已」
;☆(みやこの表情、次に繋がるように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的右手是为了抓住梦想而存在的呢」
;(風はここで止めてますが、要再考のこと)
;(コンテ指定より一つ手前でこのCG表示を行っています)
我把左手伸给宫子。
ame " 紘 "
紘,「而这只手无论何时都是你的东西,只属于你而已……」
;(コンテ指定より一つ手前でこのCG表示を行っています)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
好温暖。
就算是在这冬天的屋顶上,宫子的手的温暖,却有无比真实的存在感。
ame " 紘 "
紘,「那个,宫子」
ame "宫 子"
宫 子,「怎么,紘君」
ame " 紘 "
紘,「冬天结束,春天过去之后……」
ame " 紘 "
紘,「到了夏天的时候,完成工作找时间休假好了」
ame " 紘 "
紘,「有休假的时候,去什么地方玩吧」
;(次の台詞でこの表情に?)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
ame " 紘 "
紘,「到了夏天的时候……」
;(b03とb04を逆にさせる?)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们约定好了哦」
宫子瞬间笑容满面。
ame " 紘 "
紘,「啊啊」
就是如此,相互约定。
这不是束缚对方的存在。
而是相互信任才会产生。
;(チャイムはしっかり用意しておくこと。ここまでで、何回かチャイムは鳴らしておくように)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不得不去上课了呢」
ame " 紘 "
紘,「是啊,走吧」
;(ここでも表情を変えさせる?)
ame "宫 子"
宫 子,「嗯!」
宫子又浮起满面的笑容,挽住了我的肩膀。
宫子,和你究竟能走到哪里呢。
在这之前不管有什么,就算什么都没有。
就算会失去重要的东西,只要我们的双手紧握不分。
走到哪里都无所谓。
重叠起幸福的时间和记忆,作出无数闪闪发光的回忆。
一定,可以做到。
所以,我们开始奔跑。
为了这尚未结束的今天仍会继续——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無効
;(ここ、画像挿む?1クリック防止のために)
;★遠景。屋上をフカンか。
;(音楽を止めるのはもいっこ前で?)
;■御影チェック
;■ キー入力有効
;■ 「1章」
#vo end読んだよフラグ。
;■1章終了。
;■2章200_01へ。
#title 第二章_op
;■<2章:OP>
;■背景:体育館(夏、15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那一天,我看到一名少女。
她的目光落向手中的篮球,分纹不动的站在那里——
她伫立在斜射而进的初夏眼光中的身影,让我一瞬以为那一个精致的人偶。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スピード感をだすために、なるべくはやく?)
从这里要有什么即将开始——
那场面可以让我清楚的预感到。
为什么会如此。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却没有带着摄像机。
那么,少女也要让这光景深深刻入眼中。
;(次でこのCGを?)
;(ここまでビスタで、指で囲ったあと、上下黒をはずす演出で?)
我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组成四角形的取景框。
闭上一只眼,把那女孩圈在取景框中。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咚,咚。
她带了两下球。
;☆(下に白は出てないか、チェックはしっかりと)
然后突然举去拿着球的手摆出姿势。
;■何かSEあったほうがいいかも。ボールを放る音なんてあるか?
;☆(いっこ前で鳴らすのが普通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あえてここで)
;(指で囲っての演出は、要考えること)
然后用无比柔顺的姿势投出了球。
;(連続で表示させてます。画面をパンさせるかどうかは保留。パネルトル?)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画面的范围追寻着篮球的移动。
ame "京 介"
京 介,「啊……」
咚。
但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好吗。
篮球绕着篮筐滚动了一周,然后掉到了地板上。
;(ここ、もちっとボールがはねてる感のものを?おとなしすぎる気もするので)
她稍微扭过头,看着掉在地板上的篮球的滚动。
;(この002b02のCGの使いどころ、注意して)
;(「初めて彼女の顔が見えた」
这个时候,我才刚刚意识到那女孩本身的存在。
;.message#say 300#say #say #say そのとき、初めて彼女の顔が見えた。
有些缺少活力的那个脸色,以前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又没中…吗……」
她缓缓的说着。
那话中没有任何感情。
但为何这种无机质般的感觉,却会如此的震动我的心灵。
过了一会,少女把目光从篮球移开。
;■自嘲気味に
;(001b01を使ってますが、景の視線は京介に向いてます。そう見えないようなら変更を)
;☆(指フレームを別レイヤーで使う場合、上と左上にはよくよく注意して)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表示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して)
???,「我呢,以前是篮球部的……虽然自己说起来不太像话,但曾经很活跃的哦」
;(ここで「フレームを作っていた手」
#vo endを下げるので、注意して)
我放下取景的手。
ame "京 介"
京 介,「注意到了啊,难道说打扰了吗?」
???,「不,到无所谓,无论是否被人看着,我的球都不可能会进的」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不是有很标准的姿势吗」
;(このCGの使いどころ、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こから、どうすんのかも)
她缓缓的转过身来,正面看向我。
???,「虽然有些失礼,但您没什么观察力呢」
ame "京 介"
京 介,「唉?」
;■挑戦的
;(この切り出しはちょっと保留。立ち絵、、、はやりたくないので、新しくイベントCGを作ってもらうくらいの覚悟を)
???,「我的投球什么的最差了」
突然口气骤然改变。
;(表情変化、注意。次でこの表情を?)
???,「如果真的是用标准的姿势所投出的球,绝对不会不进,更不用说,现在是没人防守的状态」
???,「如果是前段时间的我,绝对不可能不进的,而现在……」
;☆(ここ、目つむりを?)
???,「真是不能看呢」
ame "京 介"
京 介,「……看起来我真的没有什么观察力呢」
为什么会觉得她像人偶一般呢。
这个女还不是如此激烈——拥有着人类的感情吗。
不过,却有一些自暴自弃的感觉。
???,「……差不多要走了呢,马上部团活动的人就会来了」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她的口气恢复了平常。
刚才的激烈感像错觉一样消失掉了。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是啊,我也差不多走人的好」
;☆(この切り出しはちょっと注意)
???,「嗯,在这呆下去的话是会被打出去的哦,篮球部和排球部的不少人都很暴躁的呢」
ame "京 介"
京 介,「那还真是可怕呢」
;(ここで切り出しを?)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して。もちっと遅く?)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毫无失礼之处,认真严谨的告别。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630#say #say #say まあ、制服を見れば俺のほうが先輩だってわかるだろうから、それが当然といえば当然だし。
ame "京 介"
京 介,「呐」
我喊住了已经踏出脚步的那个女孩。
???,「怎么?」
我用手示意让她站在那里,然后去拿落在那儿的篮球。
;■不審
???,「……我说?」
ame "京 介"
京 介,「不用管,看着就是」
我拿住拾起的篮球,站在那女孩的身边。
然后,慎重的选择目标——
投球。
;☆(b01を使うのが普通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ひねくれてこれで)
咚。
咚咚。
篮球像是掠过蓝框一样,撞在篮板上,又在篮框上滑动了一下——
然后唰的,穿过了篮网。
ame "京 介"
京 介,「OK!」
ame "京 介"
京 介,「如何,我的射篮?」
;■ジト目
???,「差的要死」
她毫无笑容的说道。
;■視線逸ら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ここから40にしてますが、注意して)
???,「但是……」
稍微有些犹豫之后,她扬起一只手。
???,「好球」
说着,她终于露出了些许的微笑。
;☆(はるおとの平手再利用し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苦笑)
ame "京 介"
京 介,「THANK YOU」
我也笑着,对着她扬起的手拍了过去。
啪,稍稍有些让人愉快的声音。
;(ここの演出はちょっと保留)
这个瞬间——我回忆起两件事情。
一个是冬去春来之时有一个朋友从这学园离去。
;(このCGへの移行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另一个就是毕业之后,和那家伙也是像这样击掌告别。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那家伙吗」
她好像并没有听到我低声的话,却不知为何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掌。
不过,她马上又扬起了脸。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那么,这次真的…先行告辞了」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
;(顔アップ用背景を流用しています。ここからの演出には注意して)
望着她从体育馆的门离开,我紧紧捏起拳头。
从学园离开的朋友,那人的妹妹般的存在。
1年级还是篮球部的主将——而在升入2年级之前离开部团的女孩。
;(↑と↓、逆にするか?)
ame "京 介"
京 介,「对了」
ame "京 介"
京 介,「是叫新藤景同学……没错吧」
那就是她的名字。
;(白にする必要は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注意して)
和一起度过这个炎热的季节的新藤景的最初的相遇——就这样结束了。
;■御影チェック
 
;.閧?まのreturn
#title 第二章_day1
;■<2章:1日目>
;■背景:京介自室(夏、8時
;■    堤京介:制服(夏)
朝阳扫过我闭着的眼瞳。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自夸的事情,但我从很久以前就是睡的很死的类型。
附带起床总是毫无异常精神满满。
我的辞典里没有低血压这种词。
ame "京 介"
京 介,「……哟」
随着轻快的声音,我迅速的坐起身来。
瞬间换好衣服,拿起自己的提包。
当然,也决不会忘记把爱用的摄像机放进去。
ame "京 介"
京 介,「嗯,走吧」
;■白バック
打开房间的门,来到走廊。
ame "京 介"
京 介,「老爸……还没回来啊,跑哪闲逛去了啊」
有着记者这样一个可疑头衔的老爸基本上很少回家。
从很久以前开始,从学校回家也没有人会对我说「欢迎回来」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几年了呢——
小孩的时候也就算了,而现在家人不在家反而会有各种各样的方便倒无所谓。
嗒嗒嗒嗒地一口气走下楼梯。
……………………
…………
;■空
;(「かすかな蝉の声」
ame "京 介"
京 介,「呜哇~,好热~……」
;■御影チェック
;(蝉の声、用意する?用意する場合は、プロローグもちと考えて)
;.message#say 290#say #say #say 軽く朝メシを食って外に出ると、かすかに蝉の声が聞こえ、目がくらみそうな日差しが降り注いでいた。
稍微吃些早饭走出门,顿时传来此起彼伏的蝉鸣,阳光也刺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啊啊~,已经是初夏了啊。
我最喜欢的季节。
虽说去学校很烦人,但这个时期却可以迈出轻快的脚步。
ame "京 介"
京 介,「我出门了!」
在无人的门口高声打过招呼,也不顾会被邻居们觉得可疑,我走出门去。
;;■御影チェック
;(タイトルは適当に作ってます。後できちんとしたものを作ってもらっ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適当)
;■背景:通学路(夏、8時20分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左のモブないバージョンを使用
一边和朋友和认识的人找着招呼,我快步独自向前走着。
倒不是因为我很急,而是今天早上完全没有钻进朋友圈里聊天的心情。
这诒人清晨的气息想要一人独享而已。
我就这样一边哼着一边向前走,忽然——
ame "京 介"
京 介,「哦,竟然能看到那个啊……」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この前で?)
清爽的短发,比周围的女生们小上一圈的娇柔身体。
稍微会让人觉得有些生硬的走路姿势——
毫无疑问,是那个原为篮球少女的新藤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もちっと前で?)
ame " 景 "
景,「你又说那种没边的话~,就算是我,也不会每次都被骗哦」
;.message#say 440#say #say #say 彼女はころころと楽しそうに笑いながら、何人かの友達とおしゃべりしている。
她愉快的笑着,和朋友们聊着天。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450#say #say #say 新藤の周りにいる女の子たちの顔は異様に嬉しそうだ。
新藤周围的女孩子们的表情也似乎十分愉快。
感觉好像只要和新藤聊天就会很愉快。
她,是被大家欢迎的啊。
;(この画像に戻してよいか、注意して)
我停下脚步、把手伸向提包。
ame "京 介"
京 介,「唔~……」
;(ここの演出は注意して。ビデオカメラのモニターに表示されてる画を動かしたいな……)
取出摄像机对向新藤景。
看着液晶显示器上她的身影——
;(この画像に戻してよいか、注意して)
我又马上放下了镜头,摇了摇头。
;■御影チェック
;■ 景たちが立ち去った後の京介です。
;;☆(ここはカウンターの数字を調整を)
;;(切り出しで?)
ame "京 介"
京 介,「嗯~……感觉得哪有些不对劲啊」
;■シーン転換
;■背景:教室(夏、13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BGM開始を少し後ろに。ここはチャイムの音があるしね。
;(夏教室の背景でアタッチを。ないね…。とりあえず適当な背景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要差し替えのこと)
铛~叮~铛~咚。
第4节课结束的铃声响起,向老师行过礼后,教师瞬间混乱起来。
;■御影チェック
;(a01の使いどころ、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呼~」
我把头躺着还展开着的笔记上。
升入三年级之后课业的等级变的过分的高,被点名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消耗也越来越大。
现在还只是6月。
距离真正考试还久的很。
还真是地狱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堤堤~」
ame "京 介"
京 介,「…………」
???,「喂~,堤堤叫你的啦」
ame "京 介"
京 介,「……………………」
;■笑顔
???,「原来如此,那您希望从哪个秘密开始曝光呢?顺带一提我的推荐是——」
;(夏教室の背景でアタッチを。ないね…。とりあえず適当な背景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要差し替えの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有何贵干,宫村同学」
我顺势坐起身,正对那声音的来源。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要能从最开始就这样干脆的回答我会很高兴哦」
ame "京 介"
京 介,「就算我恨那分班的人也没办法啊……」
我再次发出在这3个月间不知发过多少次的牢骚。
到底是作了什么孽,让我升入3年级这个可怕的宫村宫子在同一个班啊。
仅是如此倒也好……。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我只有两个愿望」
;(09表情との使い分け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唔?」
ame "京 介"
京 介,「能不能别叫我堤堤啊?」
这样像娱乐界的名字感觉真的不喜欢。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啊,不是『堤京介』吗,除了『堤堤』以外没有什么别的外号可以取了啊」
ame "京 介"
京 介,「第一为什么非得喊外号不可啊」
升入同一班级,刚以为她好不容易记住了我的名字,便被这家伙取了一个这么奇怪的外号。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第2个愿望是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第1个无视吗!?」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值得同情,但世间也有那无法实现的愿望啊~☆」
这便是她笑颜满面的台词吗。
ame "京 介"
京 介,「感觉既然说了第2个也是徒劳便失去心情了……」
ame "宫 子"
宫 子,「嘛,有话说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哦」
ame "京 介"
京 介,「……那能不能别再这样拿我的秘密当玩具?」
ame "宫 子"
宫 子,「我任何时候都可以捅出去哦,这样不也很有趣吗~☆」
ame "京 介"
京 介,「求您别……」
啊啊,就要哭出来了。
我在1,2年级堆积的数多罪行。
如果传到学校那边至少够我退学5次以上的处分,都被这个宫村宫子捏在手里。
如果说到为什么此等绝密的事实会被捏在3年级以前根本没什么接触的宫村手里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难得被告诉这种事情,为了舒适的学园生活当然要物尽其用哦」
原因很简单。
便是那个既是宫村的男朋友,也是我的死党的那个男人。
已经退学的那个死男人,口无遮拦的把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漏给了宫村。
他轻轻松松的对宫村说来说去,对我来说却是大麻烦。
那家伙已经不算什么朋友了。
ame "宫 子"
宫 子,「总之呢,堤堤的愿望我明白了」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明白,却完全没有想要去实现是吧……」
ame "宫 子"
宫 子,「去食堂,给我买些饮料来,袋装乌龙茶最好哦」
;(目をつむらせていいか、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当然会去的对吧?」
ame "京 介"
京 介,「完全成了跟班么……真是的,把人都当什么了……」
;■真面目くさって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06b01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1年级的学园祭,把偶尔一个人来的附校女孩子带到部团活动室里——」
ame "京 介"
京 介,「哇~!」
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把那件事抖出来吧!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当然会去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
当然,我完全没有抵抗的权利。
;■シーン転換
;■背景:教室(夏、14時
ame "宫 子"
宫 子,「而今瞻前顾后,不知该行往何方——」
在静静的教室里,清澈的声音回响着。
在刚刚满腹的这个时间段,再听到这个毫无沉渍的读音,不由便有了几分睡意。
ame "宫 子"
宫 子,「追忆往事如烟,聊以慰籍」
ame "宫 子"
宫 子,「试问:无所顾虑思重叙,柔情聊君怀我无?」
ame "宫 子"
宫 子,「此外种种话语,读者自可想像」
宫村如果这样普普通通的话还是挺可爱的啊。
嘛,我对别人的女人没什么兴趣。
在现在,我有兴趣的是——
没有别人,只有那个新藤景而已。
虽说她和那叫宫子的家伙也有点关系让人少许头疼,姑且忽视这点好了。
ame "宫 子"
宫 子,「甚是怪异,令人望而悲观,公子临别吟唱『镜影随君永不离』时的形貌,始终不能消失,然而这犹如镜中花,水中月,只得空自叱叹——」
这样下去会很无聊啊……。
那么有趣的素材,我才不会放弃。
;■背景:学園?廊下(夏、16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第一当然很可爱。
甚至可以说比目前为止摄影研究部拍过的所有的女孩子都要漂亮。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并不只是如此」
不管多么美丽的脸,不能被拍摄下来不会有任何意义。
就这点来说,一个人在体育馆运球的新藤可以说是绝对合格。
不知远望何处的目光,娇小的背影,梦幻般的气氛。
能那样美妙如画的情节,可不是想拍就能拍的到的。
为了这次能让那副情景映入镜头——
ame "京 介"
京 介,「哦,出来了出来了」
ame "京 介"
京 介,「……嗯?」
奇怪啊。
新藤景她每天都是和朋友一起走出教室的,为什么今天会是一个人?
ame "京 介"
京 介,「…………」
总之,跟平常一样追上去看看吧……。
新藤景她也一如往常,一步一步地,好像在确认什么似的缓缓的走着。
;(消す演出は注意して。どっかから切り出しを?)
突然,新藤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那边。
还是那往常一样,就这样离开学校回家吗。
ame "京 介"
京 介,「偶尔也得发生点什么吧,一直如此也不会拍到什么好画……」
我自言自语着,转过拐角的那个瞬间——
;■学園?階段
;■御影チェック
;(ここの演出も注意して。切り出しを?フェードの仕方、スピードなどにも留意)
;(イベントCGを使う場合は、横から流れるカットインを)
咻!
ame "京 介"
京 介,「哇!?」
;.message#say 1460#say #say #say 凄まじい勢いで、なにかが目の前をかすめた。
不知有什么东西以迫人的速度擦过我的脸颊。
ame "京 介"
京 介,「什,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反射而退了一步的话,刚才的就是直击啊。
ame " 景 "
景,「切,偏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唉? 唉?」
是我眼睛的错觉吗。
新藤拿着提包如燃烧的怒火般站在楼梯前。
ame "京 介"
京 介,「哦喔……」
这顺脊背而上这种恶寒般的感觉。
原来如此啊——
这就是——恐怖啊——
;■冷静
ame " 景 "
景,「那么,嗯」
新藤轻轻摇了下手中的提包。
;■御影チェック
;■ どう見ても、CGが鞄じゃないわな。
;.message#say 1590#say #say #say さっき眼前をかすめたのはアレか。
ame " 景 "
景,「到今天真好一周呢,实在没想到您能执着的跟踪这么久呢」
ame " 景 "
景,「既然做到这一步,少了你也不算犯罪吧」
ame "京 介"
京 介,「等下等下,我国可是法制国家!私刑是绝对禁止的啊!」
;■怒り
ame " 景 "
景,「法制国家是什么东西啊,少说莫名其妙的话!」
糟了,是个白痴女。
ame "京 介"
京 介,「呃~,简单容易理解的说,你好像误解了些什么啊!」
ame " 景 "
景,「误解的是你吧」
ame "京 介"
京 介,「何出此言?」
为什么是身为高年级的我使用敬语啊。
ame " 景 "
景,「光说就能讲明白的阶段早过去了哦」
ame "京 介"
京 介,「啊……」
ame " 景 "
景,「仅仅是一天两天的偷窥的话,我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ame " 景 "
景,「如果在这时注意到而自己放弃的话,我也不会生气」
ame " 景 "
景,「但是你——」
;☆(とりあえず1章の流用で挿んでますが、余計なようならトルこと。このCGは上下透明にしても良い?)
唰啦,新藤的眼瞳愤怒的燃烧了起来。
ame " 景 "
景,「看着我不吭声就自以为是,然后如此执着——也就是早抱有被杀的觉悟了对吧?」
ame "京 介"
京 介,「没有没有,我完全没有那觉悟啊!」
ame " 景 "
景,「死吧」
完全说不通啊~!
新藤扔下提包,瞬间缩短了距离。
我连吃惊的空都没有,右拳直击变迅速接踵而来。
ame "京 介"
京 介,「等下啊喂!」
;☆(ここの効果音は使いまわしやめて、別のに?)
无视拼命喊着的我,新藤以右腕的击打姿势,顺势甩出肘击。
——到底是在哪掌握的这种技术!
我一边暗自佩服,一边逃出她右肘击的轨道。
ame " 景 "
景,「切~!」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不是『切~』的问题吧!」
我迅速的和新藤保持距离,也不敢放松警戒。。
倒是,为什么我不得和一个女生做这种战斗不可。
;☆(メラメラではなくて、ゴゴゴ系のを?)
;(このCGの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真是的……你不慌慌张张乱躲的话就能一瞬让你升入极乐的」
ame "京 介"
京 介,「我,我还不想升入极乐啊」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这个新藤同学,你真的是误解了一些事情啊」
ame " 景 "
景,「给我闭嘴」
新藤总之回了句话,同时也带着充满杀气的眼睛慢慢收近之间的距离。
如果我稍稍有点的大意的话——
我就会在一瞬间跳过生死线。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
;(止める位置、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怎么?」
ame "京 介"
京 介,「那样激烈的转动裙子的话,只会让看热闹的各位更兴奋的哦」
ame " 景 "
景,「哈……!?」
她呀的一声,瞬间站直然后按住了裙子。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然后,偷偷的看过一圈。
现在正好是每个班级归宅班会刚刚结束的时间。
自然而然,在楼梯旁边走过的学生络绎不绝。
ame " 景 "
景,「…………哼」
新藤脸红透着捡起了自己的提包。
ame " 景 "
景,「绝对不会有下次!」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她用如美杜沙般的目光瞪了我一眼,慢慢的走下楼去。
ame "京 介"
京 介,「哈……」
ame "京 介"
京 介,「捡了一条命啊」
充满兴趣的看着发展的同学们也开始次第散去。
我也回去吧。
好久没做过的剧烈运动让我累的要死……。
ame "京 介"
京 介,「……不是这回事!」
不去解开误会的话,下次拍摄新藤的话毫无疑问肯定没命。
ame "京 介"
京 介,「差不多是该到下个阶段的时候了吧」
;■背景:校門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やパネル有無など注意して)
;(立ち絵の演出については注意して。距離感に微妙に違和が生まれて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就是如此,再次发现了新藤家的小景。
嘛,那么慢的走着追不上才会奇怪。
现在,该怎么打招呼好呢……。
分明没什么烦恼的必要的。
ame " 景 "
景,「呼~」
新藤转过身,慢慢的走近我,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睨み
ame " 景 "
景,「干吗,就那么想决一胜负?我倒是无所谓」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不是那种野蛮的事情啊」
ame " 景 "
景,「如果我是完全状态的话,最初的一击就会让你沉入血海……」
ame "京 介"
京 介,「你也稍稍有些太危险了吧?」
ame " 景 "
景,「对你这种变态才这样,平时我可是拥有着温柔心灵的女孩子」
ame "京 介"
京 介,「对我也稍微给点温柔好吧」
;■微笑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当然可以」
ame "京 介"
京 介,「喔喔」
ame " 景 "
景,「起码我会为你喊救护车哦」
ame "京 介"
京 介,「唉,我会被狠揍到那种地步吗?」
;■ジト目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笨蛋」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干吗啊,真是的……」
忽然丢了这么一句牢骚,新藤就啪嗒啪嗒的走开了。
ame "京 介"
京 介,「等,等下啊」
;■通学路
;☆(sclってなんだ?ここ、思い出せないけど、ちゃんと調べておくこと)
;(景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到底是干吗?」
完全不看我的脸,新藤一边走着一边慢慢地说。
ame "京 介"
京 介,「干吗是指?」
ame " 景 "
景,「总不会毫无意义的追着人这么久吧?起码请给我一个理由」
ame "京 介"
京 介,「这种事情该在动手打人之前问吧」
;■ジト目
;(視線を京介に向けるタイミング、気をつけて)
ame " 景 "
景,「总之我先打了就是」
ame "京 介"
京 介,「原,原来如此吗……」
这个女孩,看起来是动手不怎么过大脑的类型啊。
ame "京 介"
京 介,「在回答之前我也有一点想要确认,你认识我吗?」
ame " 景 "
景,「我还是1年级的时候,见过几次面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嗯,而且这段时间在体育馆里——」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体,体育馆?你指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嗯?难道不记得了吗?」
ame " 景 "
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ame "京 介"
京 介,「…………」
明显口气有些奇怪。
看过去,新藤的脸甚至都红到了耳边。
ame "京 介"
京 介,「…………」
回想起来,那时在体育馆作的事情可能确实有些微妙的难为情。
但我倒不介意就是。
ame "京 介"
京 介,「嘛,这倒无所谓,总之…是认识我对吧」
;(目を閉じさせていいか注意)
ame " 景 "
景,「算吧……」
ame " 景 "
景,「名字记得是……」
ame " 景 "
景,「什么京介同学,没错吧」
原来如此,知道我的后名啊。
因为那家伙一直都是喊我『京介』来着。
ame "京 介"
京 介,「姓堤啦。堤京介」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别再用那没大没大的口气了啦,普通交谈的话我会更感恩的」
ame " 景 "
景,「那么,堤,你到底想干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啊,哎呀,能在名字上加上“同学”或者“前辈”什么的更好」
ame " 景 "
景,「干吗啊,要求还真多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为了守护我仅存些许的自尊心,请您帮忙」
ame " 景 "
景,「那么,堤前辈,我比较喜欢直接的方式,所以,我一直问一句」
ame " 景 "
景,「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比起说是喜欢直接,还不如说是复杂的会理解不了才对吧。
当然我不会说出口,而只是轻轻一笑。
无需多说,我的愿望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直言的话,就仅仅只有一个愿望。
ame "京 介"
京 介,「我呢」
ame "京 介"
京 介,「想拍你的电影」
;■御影チェック
第二章_day2
;■<2章:2日目>
;■背景:京介自室(夏、8時
;■    堤京介:制服(夏)
今天又是一个神清气爽的早晨。
一如既往,迅速的换好制服然后整理好东西。
虽然昨天搞的一团糟,但今天一定要和她聊一下。
虽然在摄影研究部时,也有过几次跟女演员交涉演出的经历——
但可以肯定,新藤景是至今为止最让人头痛的。
不过正是这样,才会让我想做下去。
;■背景:通学路(夏、8時30分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ame "京 介"
京 介,「早上好~」
;■ため息
ame " 景 "
景,「…………」
和左右的朋友走在一起的新藤显出一副明显讨厌我的表情。
但就算看到这样的表情也会觉得——真是好表情啊,这恐怕就是除了想拍她以外再没有考虑其他的证据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抱歉,能稍微借下新藤同学吗?」
我向新藤的朋友笑了一下。
ame "友人1"
友人1,「哈,哈啊……」
ame "友人2"
友人2,「如果景同意的话……我们倒是无所谓」
她们犹豫着放松了警戒,重要的本人则是——
ame " 景 "
景,「什么借与不借的……我可不是用来出租的录像带」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我会员证带了吗?」
一闪,锐利的目光便刺了过来。
ame "京 介"
京 介,「抱歉抱歉,说笑而已啦」
ame " 景 "
景,「说…最讨厌说笑」
ame "京 介"
京 介,「我会牢记在心,就算如此,我也确实是有话要说啊」
ame " 景 "
景,「……哈~」
新藤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向左右的女生露出有些疲惫的笑容。
ame " 景 "
景,「抱歉,能请你们前面先走吗?」
ame "友人1"
友人1,「可以是可以……」
不知为何,她们脸上稍微有些不安。
ame " 景 "
景,「没事的啦,我不会杀了他的」
果然这个女孩子危险的有些过分啊。
倒是,让朋友都担心成这个样子算什么啊、新藤景。
那些女生虽然表情有些困扰,但还是离开我们先走了。
ame " 景 "
景,「一边走一边说吧,站下去的话就要迟到了」
ame "京 介"
京 介,「然,你考虑过了吗?」
;(夏のスクロール用背景ある場合には注意して。あんど、もいっこ前から歩きスクロールを?)
新藤一如既往的缓缓走在一边。
ame " 景 "
景,「还是指在堤前辈的电影中出演的事情吗?」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
;(景の視線、注意して。そらさせる必要はない?)
ame " 景 "
景,「白痴吗」
哎呀,一刀两断
虽然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ame " 景 "
景,「非得让我陪着摄影研究部,到底有什么意思嘛」
ame "京 介"
京 介,「啊,我没说过吗,我,不是摄影研究部的哦」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フェードエンドからの復帰であることと。
#vo endと、ピタっと止まる感じだし、ちょい早く
;(フェードのさせ方、注意して。普通に通常フェードで?)
;(背景は019が妥当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あえてこれで)
;(景の表情にも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嗯……?」
新藤吃惊的站住了脚步。
ame "京 介"
京 介,「我已经退部了啦,在今年早春」
ame "京 介"
京 介,「和你一样哦」
虽然我对她笑着,新藤也只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而已。
虽然没奢望会马上取得信任,但看起来是相当戒备啊。
ame "京 介"
京 介,「顺带一提,我也差不多比较了解你的事情……」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昨天也问过,你对我了解多少?」
想要取得信任当然要从让她了解我开始。
;■悩み
;(表情には気をつけて)
ame " 景 "
景,「……了解多少」
新藤一边再次迈起脚步,一边慢慢想着。
;■無表情
ame " 景 "
景,「偶尔,会来拍摄篮球部比赛的摄影研究部的人」
ame " 景 "
景,「在女生中很有人气也知道」
;(表情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说到这新藤脸色上稍微浮出一丝讨厌的感觉。
大概是听说了关于我的一些不怎样的事情吧。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关于这点我也有很多想要解释……还是以后再说吧,别的呢?」
;☆(ここの表情は注意。専用の表情をつくってもらうくらいの気構えで)
ame " 景 "
景,「还有……」
一瞬,新藤把目光移向远方
对,就是这个目光。
从心底我想要拍摄的愿望的来由就是——
;■視線逸らし、気落ち気味。
ame " 景 "
景,「广野前辈的朋友……对吧」
ame "京 介"
京 介,「算是吧」
实际身份是少女漫画家的一个大混蛋。
不和身为死党的我谈一句,就退学了的男人。
同时,也是眼前这位少女一心一意钟情着的人。
广野紘的朋友——就目前来说,这就应该是她对我认识的全部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嗯,虽然你列举的都没错……但现在那么都无所谓」
ame "京 介"
京 介,「我只是,想拍摄你而已」
ame "京 介"
京 介,「是不是摄影研究部的人,是不是广野的朋友之类,全部都无所谓」
当然,我是认真的。
开玩笑说想要去拍谁的事情,我从没有做过。
但是,新藤却并不了解这些,她仍只是不愉快地张开了嘴唇。
;■睨み
;(表情注意)
ame " 景 "
景,「真搞不懂你」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教室(夏、12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切り出ししかないか……)
从小时就做什么都很棒。
虽然对于细致的事情有些不太拿手,但学习和运动,还有和人之间的交往都还不错。
倒也不是有特别努力。
跟别人说也只会惹人厌而已,但自己确实是不做什么特别的努力就可以做到大部分的事情。
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大概是大部分的事情都能轻松解决的原因吧。
总觉得生活中有一些不足……。
ame "先 生"
1#say ???,「那么,这个问题……宫村,你来回答」
ame "宫 子"
宫 子,「是~」
宫村玩笑地回答着,站了起来。
轻快的走到黑板前,我正以为她会考虑几秒时。
ame "宫 子"
宫 子,「呃~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粉笔便已经随着轻快的声音滑动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先分解这个因数,然后把共通因数……」
虽然是极具难度的问题,但宫村也毫无迷惑的作出了解答。
我也慢慢地用圆珠笔计算。
然后过了几分钟——
ame "宫 子"
宫 子,「完成了!」
宫村呵呵的笑着,扭头看向老师。
ame "先 生"
1#say ???,「嗯,正确,真不错啊,宫村」
ame "宫 子"
宫 子,「嗯嗯,真不错吧」
宫村的玩笑让教室内顿时笑声一片。
我看向手中的笔记,确认自己得出的答案和宫村的答案是否一致。
不过,宫村却比我要稍快那么一点。
那家伙又是如何呢。
宫村她是努力着,才取得了那么高的成绩吗……。
ame "先 生"
1#say ???,「那么,下一个问题……佐佐木」
;(この画像の挿入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もう少し後?)
ame "宫 子"
宫 子,「加油哦,小佐木」
宫村对被点名的女同学轻声地送过声援。
佐佐木也露出明快的笑容,向宫村轻轻挥了下手然后走向黑板。
不管怎么说,宫村比起以前确实改变了。
而且,从此之后也会继续改变下去的吧。
;■シーン転換
;(休み時間の夏モブはないのか……。さらにここ、201で使ったCGを使って再利用してもいいやも)
铛~叮~铛~咚~。
啊~,结束了结束了。
终于到午休时间了。
ame "宫 子"
宫 子,「那么,堤堤」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して。みやこの表情にも注意)
ame "京 介"
京 介,「哇」
宫村宫子突然出现在课桌前。
;■無表情。どうでもよさそうに。
ame "宫 子"
宫 子,「啊,首先不是让你跑腿的」
ame "京 介"
京 介,「首先!?」
ame "宫 子"
宫 子,「嗯,首先有点话要跟你谈」
;■笑顔
ame "宫 子"
宫 子,「买果汁在此之后,不会把堤堤当废物踢开的放心啦」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
请您还是把我扔了吧。
ame "宫 子"
宫 子,「啊,有话说并不意味着会发生告白之类酸酸甜甜的剧情哦」
;■威張り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是紘君专用的哦」
ame "京 介"
京 介,「那种事情我没抱半点期待……话说回来,专用的啊你」
ame "宫 子"
宫 子,「实际啊,刚才的课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呢」
完全都没有听我说话。
ame "京 介"
京 介,「那样的话,就去问老师啊」
ame "宫 子"
宫 子,「老师不也要午休的吗,打扰的话多不好啦」
ame "京 介"
京 介,「我也有午饭要吃啊……打扰我没什么不好吗?」
ame "宫 子"
宫 子,「我一点都不介意哦~☆」
ame "京 介"
京 介,「…………」
稍微也关心一下我好吧。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来,宫村你不明白我的我也不可能明白啊」
ame "京 介"
京 介,「你,期中测试时不还得到了全级第一的么,我也不过只是第三而已」
对,自从这个宫村宫子在二年级的第三学期开始认真的上课。
本来就十分优秀,总在年级前十以内的成绩便再次上升,以至于瞬间达到顶点。
ame "宫 子"
宫 子,「嗯~,第三名也会有相应于第三名的考虑方式嘛」
少提那第三名。
ame "京 介"
京 介,「抱歉,我还有事,问别人去吧」
ame "京 介"
京 介,「果汁也请自己去买」
我说着站起身来。
ame "宫 子"
宫 子,「哼~……还真强硬唉,有事是什么事?」
ame "京 介"
京 介,「撒手不管绝对行不通,就算努力也不一定就会有成果」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京 介"
京 介,「世间就是有这种有趣的事哦」
无论如何都不满足的我所知道的唯一乐趣。
就是拍摄电影。
为了能够更加的有趣——我需要那个女孩。
;■背景:学園?廊下(夏、13時
;■    堤京介: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早いな。画面切り替えてから鳴るように
;■御影チェック
;(ダイレクトに前から繋げてますが、おかしいようなら白を挿むこと)
叮~咚~叮~咚~。
在我前往二年级教室的途中,一个傻乎乎的声音突然在校园内回响起来。
ame "京 介"
京 介,「喔?」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570#say etc-202_01-0015#say  声 #say 「2年D組の新藤景さん。繰り返します、2年D組の新藤景さん。浅黄先生がお呼びです。至急、職員室まで来てください」
ame " 声 "
声,『二年D班的新藤景同学,重复一遍,二年D班的新藤景同学,浅黄老师在找你,请迅速到教师办公室来』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
被校内广播点名之类,肯定是做了什么过分的坏事没错。
省点事不用广播,直接去喊不就得了嘛。
总之,新藤被点名,这个决不能无视。
前进方向改变。
;■シーン転換
;■背景:学園?廊下(夏、13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白バック
ame " 景 "
景,「那就先行告辞了」
ame "京 介"
京 介,「告~辞」
既然在新藤眼前,总之低一下头,随即便走出了教师办公室。
;■階段
;(これと010を差し替えてもいいのやも)
;(モブ入れる?)
ame "京 介"
京 介,「呼呼~,肩膀都快凝固了啊」
ame " 景 "
景,「比起这个……为什么前辈也来了?」
ame "京 介"
京 介,「你一个人肯定瞒不过去的吧?」
ame " 景 "
景,「呜」
瞬间,新藤便没了话说。
被点名的理由十分单纯。
简单的说,也就是昨天新藤的暴行传到了老师的耳朵里的样子。
ame "京 介"
京 介,「嘛,在校内堂而皇之地做那种事,必然会被点名的吧」
ame " 景 "
景,「也不想一下原因到底出在谁身上!?」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是谁呢~」
为什么我倒没有被点名。
难道是向老师打小报告的家伙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这种时候,我的运气还真不错啊~。
ame "京 介"
京 介,「你有时运气还真是背啊」
ame " 景 "
景,「只能说前辈您的厄运很强而已」
;(表情注意して。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ame " 景 "
景,「而且还用那种明知故犯的表情拉拢老师,真让人不可置信」
我仅仅是稍稍开个玩笑而已——,那借口我兆斤毫都觉得行不通,但结果却ALL RIGHT。
ame "京 介"
京 介,「再怎么说我也是优等生嘛,对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就算是老师也不会说什么太严厉的话的啦」
ame " 景 "
景,「您的隐意是指我的成绩很差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可能嘛,我仅仅是说我自己的成绩而已哦」
;(ここ、ポーズ変えさせる?)
ame " 景 "
景,「这谈话还真是越来越让人不爽……」
新藤她看起来完全没有认同的意思。
ame "京 介"
京 介,「既然无事平息不就OK了嘛」
我啪啪的拍着新藤的肩。
;(ここ、01b06を?もしくは05b07を?しかしこれは、パターン作りすぎか、、、)
ame " 景 "
景,「喂喂,不要随便碰我好吧!」
ame "京 介"
京 介,「那我就认真的碰你好了」
ame " 景 "
景,「不是你抱什么心情的问题!」
还真是要求多的女孩啊。
;☆(背中向かせていいか、注意して。さらに、階段と位置を合わせるように)
ame "京 介"
京 介,「嗯,要去哪?」
那方向不是新藤教室的方向。
;■睨み
;(この後、また後ろ向かせる?)
ame " 景 "
景,「去哪都无所谓吧」
ame "京 介"
京 介,「那倒也是」
嗯,去哪都无所谓。
对于我来说,只要新藤在,哪里都完全不是问题。
;■体育館
铛~叮~铛~咚~。
;(バスケやバドミントンやってるのがピンポイントで残ってるな…)
随着响起的预备铃,喜欢玩篮球和羽毛球的学生们也逐渐地散去。
;(もしかしたらa差分は使わない方向でいったほうがいいのかもしれんが……ちょっと保留)
就算如此新藤也一动不动,在体育馆的一角如同雕像一样呆滞着。
那凝视着不同地方的视线,稍微有些可怕的感觉。
ame "京 介"
京 介,「午休,已经结束了哦」
;■無表情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我知道的」
ame "京 介"
京 介,「午饭也没有吃的吧?」
ame " 景 "
景,「没有食欲」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
虽然我也稍微有些饿了,但这时需要忍耐。
ame " 景 "
景,「……比起这个,已经开始上课了哦」
ame "京 介"
京 介,「我知道」
ame " 景 "
景,「不去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不无所谓吗?就算没我课程一样会开始」
ame " 景 "
景,「这不是废话嘛」
说这,新藤又沉默了下去。
一边听着不知从哪传来的蝉鸣,我看向新藤的脸。
她有着给人自傲感的吊眼角,紧绷着的粉唇。
但是,凛然的脸上却完全没有一丝表情。
正式上课铃声已然响起,但新藤仍然站在那里。
ame " 景 "
景,「就在不久之前——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逃课」
新藤缓缓张开嘴唇。
ame " 景 "
景,「但现在却好像理所当然的做着,分明之前还会因为别人逃课而生气来着」
;(この差分の使用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我也一样啊,并不是我认真,而且没有什么特别逃课的必要而已」
新藤用稍微有些意外的表情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
ame "京 介"
京 介,「最近呢,在老师发觉不到的范围内偶尔逃下」
ame "京 介"
京 介,「铛铛」
我取出摄影机,不按录象键而把镜头对向新藤。
;■呆れ
ame " 景 "
景,「那东西从哪拿出来的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为了追求美丽的画面,要四处追求的嘛」
ame " 景 "
景,「白痴一样」
毫不留情的一句话,让我苦笑起来。
;(この一歩手前からインせたい場合は、景の表情に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自己有时也会这么想——但果然这样做没有错」
ame "京 介"
京 介,「因为,我发现了你」
ame " 景 "
景,「…………哼」
;(京介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那时没安摄影机啊,可恶啊,真的是可惜啊」
ame " 景 "
景,「那时?」
ame "京 介"
京 介,「嗯,那时在体育馆中站着的你身姿……只能用如神一般来形容啊」
ame " 景 "
景,「你,你还真能随便就说出这么不害臊的话啊」
ame "京 介"
京 介,「事实嘛」
ame " 景 "
景,「白痴,真的是个白痴」
;(ここ、視線そらさせる?その場合は、京介の表情に注意して)
新藤在一瞬看了一眼摄影机的透镜,然后又别过脸去。
看来这次没有想要否定在体育馆发生的事情的意思。
ame " 景 "
景,「……前辈你」
ame " 景 "
景,「说了,自己退出了摄影研究部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嗯?啊啊」
ame " 景 "
景,「我问个问题可以吗?」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问什么都行」
ame " 景 "
景,「为什么要……放弃部团活动呢?」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我放下拿着摄影机的手,稍微选了一下该说的话。
ame "京 介"
京 介,「嘛……」
ame "京 介"
京 介,「说是放弃,还不如是是被赶出来的吧」
ame " 景 "
景,「那是前辈你自己的被害妄想吧?」
ame "京 介"
京 介,「还真又是毫无留情的话」
;(京介と景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嘛,一半意义上也确实如此」
;(この差分の使いどころ、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你啊……」
ame "京 介"
京 介,「嘛,这个就是所谓的方向不同吧,摄影研究部的人所追求的东西,和我想要拍摄的东西有所不同,嗯」
摄影研究部的人所追求的,是“在比赛中能够取得高名次的作品:。
自己所作出的成果想要被认同也是理所当然。
就算是文化部,如果有好的成绩得到的预算也会有所不同。
理解这个的话,就不会再去说他们的不是。
;(京介の表情、景の表情には気をつけて。京介を上向かせる必要はない?)
ame "京 介"
京 介,「没办法的啊。他们并没有错,当然我也没有」
ame "京 介"
京 介,「我在现在的话只会造成困扰,不想让我在也是当然的吧」
对于我来说,只要一个镜头——不,一个分镜就可以。
拍出那种能够震撼人心的,真正美丽的画面。
我所追求的仅此而已,他们的评价都是次要的了。
ame " 景 "
景,「堤前辈你……这样就好吗?」
;(景の表情には気をつけて)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否如此,关键在于你,因为如果继续待在摄影研究部的话,就不会想到会去拍你的电影了吧」
;(景の表情、京介の表情には気をつけて。d04表情でも?)
ame " 景 "
景,「最后,还是转到了这边吗……」
也不比那么讨厌吧,真是顽固的女生啊。
;(景の顔をそらさせていいか注意して。二人の表情にも注意)
ame " 景 "
景,「完全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要拍我……」
;(景の目、つむらせてもいいか?)
ame " 景 "
景,「对你来说都已经是三年级的夏天了,集中考试复习不就好了嘛,电影之类,升学之后不也可以拍吗」
我缓缓的摇了下头。
ame "京 介"
京 介,「并非如此」
ame "京 介"
京 介,「我认为有除了现在就无法拍摄的一瞬存在,如果一次让它逃走,就再也无法取回,那样的一瞬」
;(「わずかに目を見開き」
#vo end;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再也无法取回……」
新藤稍稍睁开眼睛,注视着我。
ame "京 介"
京 介,「我想要拍你的电影,我只是跟着自己的心情走而已」
ame " 景 "
景,「……前辈你,能够抓到那个一瞬吗?」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现在说不清,但想要住到的意志是最重要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就因如此,我才会来拜托你」
仅仅等待的话不可能拍到什么美丽的画面。
要踏出自己的双脚去寻找,就算是强行也要做下去。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呢」
ame " 景 "
景,「而且?」
;(ここまでの景と京介の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不拍电影的我,就不是我了啊」
;■背景:教会前(夏、16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雨宫优子<嚱服(夏)
;(优子の表情、気をつけて。02g07でも?立ち絵を配置して、スクロールさせる?)
ame "优 子"
优 子,「这还真是又说了很酷的话呢」
ame "京 介"
京 介,「我可是一直都很酷的……」
ame "优 子"
优 子,「初次听说哦」
;☆(礼拝堂の中……なのか?教会前とは大きく違うので、注意して)
在这热气环绕的礼拜堂里,雨宫优子清爽地说着。
不知是有什么信念还是其他,世界已分明要接近真正入夏了,她不知为何却仍然穿着长袖。
虽然看起来完全是修女风的衣服,但好像却并非是教会的相关人员。
毫不留情的话也好,服装也好,雨宫总让我有种脱离尘世的感觉……。
ame "优 子"
优 子,「不过,还真是奇怪的主意呢,仅仅用一个女孩子去拍电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ame "京 介"
京 介,「也并不是什么新奇的手法啊」
ame "京 介"
京 介,「嘛,正好的啦,对于普通的摄影早已厌倦了」
ame "优 子"
优 子,「总觉得你有白努力的味道……」
啊啊,完全被她震撼到了。
正如广野所言,会被不良社会人雨宫当成傻瓜的确难以接受啊。
ame "优 子"
优 子,「你还真是奇怪呢,不愧是广野先生的朋友呢」
ame "京 介"
京 介,「被和广野当成同类的话,稍微有点那啥了吧」
ame "优 子"
优 子,「是同类哦,你和广野先生很像的,表面上的暂且不提嗯」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
完全想不出。
那种乖僻的家伙,和一直直面胜负的我哪里像了?
ame "优 子"
优 子,「说的更准确些,是和宫子交往前的广野先生吧」
ame "京 介"
京 介,「少提童贞时好吧」
;■呆れ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你的脑中总是堆满那类想法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你的脑中也差不多该被我的事情塞满了脑残了吧?」
;(ポーズも変える?)
ame "优 子"
优 子,「就现在而言,还完全没有这个预定哦」
满面笑容的全力拒绝啊。
唔~,想要击落这个雨宫优子果然是件难事啊。
虽然过分美丽反而拍摄起来会不好看,但做女朋友决不会有所遗憾。
ame "优 子"
优 子,「然,那女孩接受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怎样呢?我也不明白啊」
ame "优 子"
优 子,「不过,该说的话已经全部都说了不是吗?」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该出的牌全都扔出去了,接下来就只有等待她的判断而已了」
新藤看了那个的话,她的反应应该会有所改变——当然这只是希望。
;(ポーズを反転させていいものか、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那么,我就为你祈祷吧,祈祷你的话能够传达到她的心房」
雨宫露出和刚才稍有不同感的成熟的笑容。
看到这副表情——就有了相信这个女还比我年纪大的感觉。
;■笑顔(意地悪く)
ame "优 子"
优 子,「因为只是祈祷的话免费的哦」
ame "京 介"
京 介,「…………」
如果她不是这种说话多余型的话,我就会全力搭讪她了吧。
;■ここより景視点
;■背景:景自室(夏、22時
;■    新藤景<嚱服(夏)
;(ここは無音でも良い?)
那个叫做堤的前辈,真是让人搞不明白。
想用既不是摄影研究部,又完全没有演戏经验的我去拍电影,怎么想都是在说笑。
说不定,根本就不是认真的吧。
;■回想、白バック? 体育館の背景をビスタにするか?
ame "京 介"
京 介,『这个,是去年的电影赛上参赛的作品,你看看好了』
ame " 景 "
景,『根本不想看啦,那种东西』
ame "京 介"
京 介,『嘛也不必这么说嘛,再怎么说也算是佳作的作品嘛,也不至于那么无聊啦』
ame " 景 "
景,『所以我说了不要——』
ame "京 介"
京 介,『顺带一提摄影和导演都是我哦』
ame " 景 "
景,『听人说话啊你!』
;■再び、景自室
虽然抵抗到了最后,结果还是强塞着收下了。
ame " 景 "
景,「不是说了怎样都是徒劳的嘛……」
就算看了这种东西,我的心情也不可能改变。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不是很普通的电影吗,这个」
总之,播放出来看一下,也并不怎么有趣。
该说是故事沉重呢,还是该说引人发困呢。
演员的演技也并不怎样,台词也读的生硬而错误百出听不清楚。
ame " 景 "
景,「但是……」
就算如此,为何不能停止呢。
分明对于这种沉闷而迟疑不决的故事没有兴趣的。
故事的舞台是这音羽城。
应该是看惯的风景,却让我感觉那是遥远的异世界一般。
场景顺次切替。
人,事物,以及光——
摄影的位置找不出绝妙以外的形容词。
镜头并不怎么移动。
在那固定的取景框中,光影及景色如画铺开。
无法把眼睛从画面移开。
就好像被魅惑了一般。
ame "京 介"
京 介,『我认为有除了现在就无法拍摄的一瞬存在』
那个人说出这样的话。
我也明白。
比起任何事物都要重要的,就是那叫做“现在”的时间。
ame " 景 "
景,「我知道的啊……」
无论再怎么后悔,时间也一去不返。
而且,只考虑以后会怎样的话,也永远无法提起勇气。
ame " 景 "
景,「如果说出自己的心意,无论如何目前的关系都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
一直到这次冬天,我都恐惧着未来,现在仍被过去紧紧束缚。
ame "京 介"
京 介,『不拍电影的我,就不是我了啊』
堤前辈他就算失去了安身之处,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
追求着那无可替代的一瞬,努力着。
我又如何呢。
仅仅是去着学园,和朋友说话,玩耍——
决不会说是无聊。
但是,却和什么都没做一样。
——我一直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做会是这样引人疲累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知道。
眼睛仍然看着画面。
;(前の地文の「画面」
#vo endがどこを指すかで表示タイミングが変わってくるので注意して)
把手伸向电脑键盘。
呐,你觉得我怎么做才好呢?
我问向不在这里的那个女孩。
当然, 不可能得到答案。
答案——已经在我心中,我感觉到了。
第二章_day3
;■<2章:3日目>
;■背景:学園?廊下(夏、11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京介の夏立ち絵が欲しいところだが……もしくは切り出しor教室のプレートとかでイン?)
ame "京 介"
京 介,「嗯……?」
;■照れ怒り
ame " 景 "
景,「不是说了吗,帮助你也可以!」
第三、四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
偶尔在走廊碰到的新藤不如看起来为何一脸不满。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虽然能帮我是十分感谢啦」
;(ここでポーズか表情、変える?)
ame " 景 "
景,「你还有什么不满吗?」
ame "京 介"
京 介,「倒不是有什么不满,只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冷酷に
ame " 景 "
景,「……还是算了,再见」
新藤迅速地转身,想要离开。
我见状慌忙抓住她的肩膀。
ame "京 介"
京 介,「等下,等下!」
ame " 景 "
景,「所以说了不要轻率的就碰人的身体——」
ame "京 介"
京 介,「那么……」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如果是沉重的碰之类就给我死」
ame "京 介"
京 介,「怎,怎么可能说嘛哈哈哈……」
我慌忙松开抓着新藤肩膀的手,把头摇地摇跟拨浪鼓似的。
;■呆れ気味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总之就是如此,接下来的事情放学后再仔细谈好了,这样就没问题吧?」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当然」
我点头如啄米。
不管是那卷影像起了效果,还是没有理由的反复无常而已,总之得到OK许可是确定无疑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那张的没边的脸算什么啊,分明本来就够傻的了」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真的是太高兴了啦,没想到你真的会接受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インの仕方など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万分感谢~,小景!」
ame " 景 "
景,「呀~,少来抱我!」
新藤击退我强势的飞抱,迅速跟我保持距离。
ame " 景 "
景,「而且,叫我带『小』这样也严令禁止!」
ame "京 介"
京 介,「那~,景景?」
ame " 景 "
景,「……够了,回家死掉吧你!」
为什么还非得麻烦回家死不可。
ame "京 介"
京 介,「在你这还真是一个笑话都行不通啊」
ame " 景 "
景,「不是前辈你总跟我反着来的原因吗!」
ame " 景 "
景,「总之,你给我稍微注意一下什么叫距离好吧!」
就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可以算是珍稀种的顽固女还啊。
但是这种特点让人觉得新鲜也没什么不好。
ame " 景 "
景,「另外,想拍电影可以,我有条件」
ame "京 介"
京 介,「条件?」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对,我还没心胸宽广到可以让你无条件来拍我」
说着,新藤浮起一个小恶魔般的笑容。
;■背景:教室(夏、16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モブ入りのを?みやこの表情には注意して。目線がちとおかしいか?)
ame "宫 子"
宫 子,「堤堤,你在奸笑什么呢?」
放学后,正在做回去的准备的时候,某人一如既往的出来了。
ame "宫 子"
宫 子,「难道说,性病终于痊愈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谁得那种病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是吗?」
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ame "京 介"
京 介,「为了找乐你什么都会说吗,倒是你从哪冒出来的这种想法啊喂?」
ame "宫 子"
宫 子,「被从部团活动赶出来,即将要过着没有女友的夏天的人如此高兴的话,普通人都会这么想啦」
ame "京 介"
京 介,「否,因为你丫不是普通人」
;■しれっと、軽く。
ame "宫 子"
宫 子,「嗯~,虽然确实我有着出众的可爱美丽,而且才貌双全……」
ame "京 介"
京 介,「要是不打扰的话,我先行失礼可以吗?」
不能再和这种毫无自觉的人聊下去。
;(「初めて真剣な表情を見たような」
;#vo end;ここまでの表情構築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呢」
咦,突然一副认真的表情。
说起来,自从同班到现在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家伙认真的表情吧。
;(ここで中距離使うのか?ちょっと保留)
ame "宫 子"
宫 子,「堤君」
宫村的脸唰的靠了过来。
ame "宫 子"
宫 子,「你和小景说了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
看到我们说话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为什么你会在意这个?」
;(ここの前で、04b01表情を?)
ame "宫 子"
宫 子,「虽然是我比较过分,但我没发冷酷到放下那女孩不管」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的事情,不可能不介意的啊……」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
我拿起提包站起身来。
ame "宫 子"
宫 子,「等下,回答我啊」
ame "京 介"
京 介,「只是让我新藤景在我的电影上出演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ame "宫 子"
宫 子,「电影……?让小景来吗?」
ame "京 介"
京 介,「我仅仅是我的直感啦,她拥有一种特别的东西,在各种意义上都会是有趣的素材啦」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至少她还没有软弱到让宫村你来担心的地步」
;(みやこ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那是你自己的想法吧……不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怎么跟她说过话的吗?」
我轻轻的笑起来。
ame "京 介"
京 介,「这个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去确认」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も声がついてくると変だな。
;■背景:校門(夏、16時30分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インの仕方には注意して)
体育馆中夏光如注——
相遇的那个女还覆盖着一层阴影。
无论是谁,悲伤和痛苦都会随生活而飘然而至。
虽然这无法避免,但怎样去承受这份悲伤。
每个人的做法都不一样。
她,在她那小小的身体里究竟埋藏着什么样的心情。
想要知道——不,用镜头捕捉到她的心才是我真正的心愿。
ame " 景 "
景,「啊」
在校门前孤单站着的新藤抬起头看向这边。
;(フェードの仕方、背景の移行などにも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抱歉,久等了吗?」
;(この曲は一考を。強引すぎる気が?笑)
ame " 景 "
景,「能不能别用这种等待约会对象一样的说法?」
ame "京 介"
京 介,「本来就很像嘛」
ame " 景 "
景,「完全不一样!」
ame "京 介"
京 介,「嘛嘛冷静冷静」
ame " 景 "
景,「不是因为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吗」
虽然其本人没什么自觉,但新藤的反应再怎么看都是完全的女朋友风。
当然,我没有想去纠正什么啦。
ame "京 介"
京 介,「那现在怎么办呢,天还挺热的,去哪的咖啡厅坐下如何?」
ame " 景 "
景,「一边走一边谈就行了」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啊啊,去公园之类的地方的话说不定会更容易的进入特殊MODE哦」
;(この表情とポーズに変えていいか、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根本没有什么进入特殊MODE的必要吧!你到底想干吗?」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抱歉,一不小心犯了老毛病……」
ame " 景 "
景,「总之话我说在前面,我仅仅是配合你拍电影而已」
ame " 景 "
景,「你搞错这点,然后再做些奇怪的事的话我就真要了你的命哦」
ame "京 介"
京 介,「这个我已经充分的饱尝身受了」
再突然就打过来我可顶不住啊。
;■通学路
ame " 景 "
景,「说到拍电影具体该怎么做?要去召集其他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基本上就你我二人而已」
ame " 景 "
景,「……你认真的吗?」
新藤重重吃了一惊的样子。
ame "京 介"
京 介,「我一直都很认真」
ame " 景 "
景,「你搞错认真的地方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不用担心,从今往后我也会好好的教给你我正确在哪」
;(表情注意して。b04を続行を?11b03を使うのも手?)
ame " 景 "
景,「真是惹人发火的说法……」
ame "京 介"
京 介,「别在意,别在意」
我一边轻笑一边拍拍新藤的肩。
ame " 景 "
景,「所以说!不要随便就啪啪的碰人的身体——唉算了啦」
ame "京 介"
京 介,「嗯,那就是以后碰你也OK?无论何时无论碰哪?」
ame " 景 "
景,「做你的白日梦!」
;■御影チェック
;☆(カットインと効果音を?効果音は仮です)
咚!
ame "京 介"
京 介,「呀!」
ame " 景 "
景,「下次就让你真正地明白我的实力所在」
ame "京 介"
京 介,「怎,怎么都行,您别打脸好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说起来也是呢,因为人脸蛮硬的」
一边抚着自己的拳头,新藤毫不在意的说。
新藤、多么可怕的女孩……。
ame " 景 "
景,「先说清楚,我可完全没有什么演技,就算能做到也没去做的打算」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这个完全OK,又不是AV,强迫没经验的女孩来做也没什么有趣可言啊」
ame " 景 "
景,「……你不能打稍微正常点的比方么?」
ame "京 介"
京 介,「咦,有什么奇怪么?」
;.message#say 1310#say kei-203_01-0067#say  景 #say 「全力でおかしいけど、とりあえず置いておくわ。演技しないならどうやって映画なんて撮るのよ?」
ame " 景 "
景,「虽然奇怪的过分,总之先不提这个……」
ame " 景 "
景,「如果不做什么表演的话,怎么去拍什么电影啊?」
ame "京 介"
京 介,「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ame "京 介"
京 介,「不必强迫自己去扮演不存在的谁,而是要把新藤景你完整的收入镜头」
ame " 景 "
景,「只是我……?做我自己……?」
不知新藤是吃惊还是呆住了。
总之是用微妙的表情歪着头。
ame " 景 "
景,「虽然怎么都已经无所谓了,但那样真的可以拍成电影吗?」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可以哟」
我说着,向新藤露出一个微笑。
ame "京 介"
京 介,「只要有我的才能和你的协力」
ame "京 介"
京 介,「你不必考虑太复杂,就当作是拍纪录片就好」
ame " 景 "
景,「哼~……」
稍微想了一会,新藤从提包中取出了昨天的录像带。
;■上目遣い
;(上目遣いじゃないけど、、、)
ame " 景 "
景,「……这个,全部都是你拍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嗯?啊啊,摄影基本都是我做的」
我取过胶片,点了点头。
因为拍这个的时候,在当时摄影研究部的六个人有摄像机的只有我而已。
ame "京 介"
京 介,「顺带一提,新藤同学您的感想是?」
ame " 景 "
景,「让人心情烦躁的故事」
ame "京 介"
京 介,「仅此而已吗!」
虽然写剧本的不是我,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不错的作品啊。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嗯……」
新藤脸上浮起一丝红晕,不知为何有些忸怩。
;.message#say 1550#say kei-203_01-0081#say  景 #say 「映像は……ちょっと、キレイだったかな」
ame " 景 "
景,「影像呢……」
ame " 景 "
景,「稍微有一点点,漂亮吧」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京介自室(夏、21時
;■    堤京介<嚱服(夏)
新藤虽然一肚子的不满,总之看来不会拒绝电影出演就是。
在一次说过OK之后,无论怎样都不会就这么算了。
强硬的脾气在这时倒是正好。
ame "京 介"
京 介,「现在嗯……」
对新藤说了从明天开始就马上开始摄影。
我看了一眼日历,在脑中编算着日程。
距离暑假只有一个月多一点了。
虽然新藤放弃了部团活动,但休息日也会有些预定的吧……。
照此算来还挺紧张的啊。
虽然只是普通的摄影的话有两星期左右的空闲时间应该就够了,但再怎么说也不能每天都在一起吧。
ame "京 介"
京 介,「唔~……」
考虑到这个,就不得不立一个摄影计划了啊。
这可不是该在摄影开始前一天考虑的问题啊。
;(b01の使いどころは注意し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ame "京 介"
京 介,「哦」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message#say 1710#say #say #say 床の上で携帯が振動している。
;☆(携帯の置いてある場所、床……か?注意して)
因为讨厌突然响起的电子音,一直都是静音模式。
;(b01の使いどころには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喂喂,请问您找谁~」
;■無表情
ame " 泉 "
泉,『……好啊,是我』
ame "京 介"
京 介,「哦哦,泉啊,好久不见」
ame "京 介"
京 介,「最近怎么样?」
来电话的是摄影研究部的同志,现在担任部长的女生。
该说是原同志更好一些吧。
;■呆れ
ame " 泉 "
泉,『你的精神还真是好呢,还以为你会更低落一点呢』
ame "京 介"
京 介,「为何~?我不是一直都是精神满满的吗」
ame " 泉 "
泉,『这点才觉得奇怪不是啊』
ame " 泉 "
泉,『放弃了摄影研究部还是老样子,不奇怪吗,分明你一直都是笨蛋一样紧绷神经的』
ame "京 介"
京 介,「那是因为,虽然放弃了摄影研究部,但我还继续着做电影」
ame " 泉 "
泉,『唉……?』
ame "京 介"
京 介,「找到了很有意思的素材了啦,打算不特别去做情节脚本之类,而明天开始就去拍摄」
ame " 泉 "
泉,『你……到底在想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想什么,那自然是——」
;■意地悪く
ame " 泉 "
泉,『女人以外的事情哦』
ame "京 介"
京 介,「唔」
确实交往的时间久了啊。
我想说的话都被猜透了。
ame "京 介"
京 介,「拍电影的事情…吧,也可以说除此之外别无他想吧」
ame " 泉 "
泉,『嘿,还有点自觉嘛』
ame " 泉 "
泉,『你要是多在意一些其他的事情的话,也不会放弃摄影研究部的吧……』
;■明るく
ame " 泉 "
泉,『而我们……不觉得也可以走的更远吗?』
同在摄影研究部两年。
然后,在二年级的冬天开始直到春天我离开摄影研究部这段时间,是我的女朋友。
ame "京 介"
京 介,「说不定有可能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都是已经结束的事情了吧」
不过,在我递出退部书的那天——
是从她那边,对我说出「结束吧」这几个字的。
;■あっさりと、暗くならないように。
ame " 泉 "
泉,『……也是呢,说了奇怪的话抱歉』
虽然看起来好像是我被甩,但她那受伤更重的表情却至今在我脑中环绕不散。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别介意」
ame "京 介"
京 介,「你那边怎么样?差不多要开始摄影了吧?」
暑假结束马上就会到学园祭。
既是过去这一年,摄影研究部最引人注目的活动——
也是她们三年级最后一次闪耀的舞台。
ame " 泉 "
泉,『啊啊,对了对了,在去年的学园祭上映的片子的底版,是你拿着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啊,对了,抱歉,没还你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呃~,那怎么办」
;■御影チェック
…………
……
正等着她回话,不知何时她却沉默起来。
仅仅听到听筒的对面传来微弱的噪音。
还在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
ame " 泉 "
泉,『嗯?啊,抱歉,稍微发了一下呆』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了,难道是夏天中暑吗?」
ame " 泉 "
泉,『怎么可能』
ame " 泉 "
泉,『再怎么说,本来部员就少,今天新入的部团又派不上什么用场,部长兼监督的我可是沉陷苦海啊』
ame "京 介"
京 介,「哈哈,那还真是辛苦」
ame " 泉 "
泉,『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吧!真的很辛苦唉!』
她的口气有些许的愉快——
我从摄影研究部离开,从她身边离开的事情好像都已完全忘记了一样。
不过,那偶然复苏的怀念的空气一瞬如雾消散。
那大概是,她已经发现,我完全没有想回到过去的心情了吧。
ame " 泉 "
泉,『……京介』
ame "京 介"
京 介,「嗯?」
;■笑顔
ame " 泉 "
泉,『你的电影,我喜欢哦,无论别人怎么说,你的能力,我绝对认同』
ame "京 介"
京 介,「谢谢」
ame " 泉 "
泉,『京介你——』
她好像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ame " 泉 "
泉,『……没什么,挂了哦』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晚安」
;■無表情
ame " 泉 "
泉,『拜拜』
;(表示タイミング、表示の長さについては注意のこと)
我按下了电话。
ame "京 介"
京 介,「…………」
到最后话还是没能说到一起。
本来就这就是理所当然的。
正是因为各自的话无法传递给对方,才会分手。
现在,这已经无所谓了。
我已经找到了其他该做的事情。
不能再沉湎与过去,浪费珍贵的时间。
;(このCGに移行させる意味があるかどうか、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那~么~」
期待从明天开始的摄影吧。
新藤会让我看到她的哪一面呢。
如此焦急的等待明天还是第一次啊。
第二章_day4
;■<2章:4日目>
;■背景:通学路(夏、7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ファインダーモードになる前にカウンターをリセット。
;■ ここは、これが撮り始めの場面なので念のため。
;■  というか、ファインダーモードの前後を挟んでおかないと危ないかな。
;☆(ぼかしはまだ入れていません。立ち絵の座標も仮です)
;(モブはとってもいい?ここは映画の内容もきちんと理解して構築していくこと)
ame "京 介"
京 介,「OK,开始录了哦~」
ame " 景 "
景,「…………」
而出现在液晶屏上的新藤只是向这边盯着,却一言不发。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听到了吗?已经开始了哦」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听,听到了啦」
ame "京 介"
京 介,「听到就好,那僵着干吗?」
ame " 景 "
景,「真烦人啊你」
;(表情、注意して。この前文でこの表情を?)
ame " 景 "
景,「还不适应被镜头对着啊,没办法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吧,缺乏亲情而长大的吗……」
ame " 景 "
景,「才不是!」
ame " 景 "
景,「被你这样的可疑男人拿摄像机对着肯定会僵硬的啊!」
ame "京 介"
京 介,「别介意,别介意,会给拍的很漂亮的哦~」
ame " 景 "
景,「小看我吗你!」
ame "京 介"
京 介,「生气的表情也好棒~☆」
;☆(歩きスクロール用立ち絵を使う場合は、座標位置など諸々注意して)
;☆(ここ、目つむりを?)
ame " 景 "
景,「嚯~……我总算明白了」
新藤的身体晃了一晃。
ame " 景 "
景,「好吧,别在罗嗦了,来吧!」
ame "京 介"
京 介,「为什么非得打架不可」
ame " 景 "
景,「你丫,在很开心地拿我玩没错吧」
哦哦,这还真是严重被怀疑了啊。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我不否定是在玩」
ame " 景 "
景,「你说什么混蛋!」
这女孩,偶尔会说话跟男生似的啊……。
ame "京 介"
京 介,「只是愉快的做下去而已啦,别想太多,轻松轻松」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真是的,算什么嘛……」
新藤放弃般地说了一句,轻轻摇了下头。
ame " 景 "
景,「说起来,忘了一件事呢」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
ame " 景 "
景,「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你的目的」
ame "京 介"
京 介,「目的……您指的是?」
ame " 景 "
景,「拍了电影,然后呢?参加比赛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那我完全没想过哦」
仅仅是拍摄能够参与比赛的作品的话,再怎么说我也会留在摄影研究部的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那…为了什么?要让拍了我的这份胶卷在你那腐烂掉吗!?」
ame "京 介"
京 介,「我会认真的珍视它,一遍又一遍地看到胶卷断掉为止」
;(表情、注意して。b03表情で?)
ame " 景 "
景,「你果然是个变态!」
ame "京 介"
京 介,「就算你再怎么骂,为了拍出好的画面我可是不惜一切的哦」
;☆(ここ、目つむりを?)
ame " 景 "
景,「真是装正经啊……」
就算被讨厌,我也会追着新藤绝不会让她逃掉。
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你不是也说了吗,想拍你可以,不要随便就给别人看什么的」
这就是新藤同意出演时给出的条件。
当然,我是完全无所谓。
因为既不是要参加比赛也不是什么商业作品嘛。
ame "京 介"
京 介,「给谁看之类以后再考虑就好,现在我只想集中摄影而已」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不过,你难道想一直这么追着我拍摄不成?」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
ame "京 介"
京 介,「我会从金色的摇篮追至灰白的墓碑」
ame " 景 "
景,「你难道想一生跟着我吗!」
ame "京 介"
京 介,「说笑而已啦」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这个没用的家伙……」
被她那可怕的目光盯了一下,我不由缩了缩头。
ame " 景 "
景,「跟在女生后面转圈,完全的可以人物,在学校里也要拍吗?」
ame "京 介"
京 介,「啊,没事没事。我从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抱着摄像机走来走去了」
ame "京 介"
京 介,「老师同学无论谁到现在也不会觉得奇怪了啦」
;■呆れ
;☆(ここ、目つむりを?)
ame " 景 "
景,「那种东西一点也不值得骄傲」
;■背景:学園?階段(夏、13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階段を挿む?)
在食堂吃过午饭,回教室的途中。
发现和几个朋友一起走着的宫村宫子。
ame "京 介"
京 介,「…………」
分明当年我搭讪她的时候还没一个朋友的啊。
而现在,在男生女生中都人气满满,人生真是神奇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啊」
呃,视线碰上了。
ame "宫 子"
宫 子,「抱歉,我稍离一下~」
对朋友轻声打过招呼,直直向我走来。
;☆(ev02_037の上に直接のせちゃって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が、、、保留)
ame "宫 子"
宫 子,「堤堤,占用些时间好吗?」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一点都不好……但就算逃也没用的吧」
;(位置はわざと400にしてます。表情はこれまた注意)
;(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活活,看来越来越懂事了呢」
;(白は挿まずに?)
;■屋上
ame "宫 子"
宫 子,「啊~,好久不来这里了呢」
宫村一边晃来晃去的走着一边高兴地说。
ame "宫 子"
宫 子,「最近、完全没有一人独处的机会呢~,有一个多月没来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我有问题」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こでこの差分を使って良いのか?)
ame "宫 子"
宫 子,「好好,堤君请问」
宫村唰的把食指指向我。
ame "京 介"
京 介,「为什么你会有屋顶的钥匙?」
ame "宫 子"
宫 子,「哼哼哼,我只要用了我的美貌的话就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哦」
ame "宫 子"
宫 子,「嗯!宇宙之海,就是我之海洋!」
ame "京 介"
京 介,「事实呢?」
午休没剩多久了,再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
ame "宫 子"
宫 子,「从紘君那拿到的哦」
还真直接啊。
ame "京 介"
京 介,「我倒不太明白广野为什么会有的理由」
ame "宫 子"
宫 子,「嗯,其实呢——」
;(空を挿んでますが、どっかの切り出しで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
……
按照宫村的说明,那个音羽的毕业生,也就是广野的姐姐不知为何拿有钥匙,而做为入学的贺礼而给了她的弟弟。
然后,已经离开学园的广野,这次把钥匙托付给了宫村。
;(ポーズと表情は注意して。なるべく手を強調したポーズで)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这个对我来说……可能已经没有用了呢」
玩弄着手中的钥匙,宫村的表情有些复杂。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差不多该把这个给谁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
ame "宫 子"
宫 子,「堤堤,确实在拍小景是吧」
突然就改变话题了啊。
;(ポーズ変化に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早晨时,看到你和小景在一起走呢」
ame "京 介"
京 介,「我可不会把电影当作说笑哦」
ame "宫 子"
宫 子,「只拍小景一个人,这样也能拍成电影吗?」
ame "宫 子"
宫 子,「又不是偶像的形象宣传片,那样的怎么想都不会有趣啊」
ame "京 介"
京 介,「大家都在小看我啊」
ame "京 介"
京 介,「这种问题都是小事而已啦」
我只是追寻着新藤,对话,想要让她说出她心中的事实。
我的话,对新藤说过的话当然之后全部剪掉也无所谓。
这次的摄影,根本就没想去符合什么普通“电影”的题材。
;(ここ、a02表情で?注意されたし)
ame "京 介"
京 介,「我想做的电影啊」
ame "宫 子"
宫 子,「嗯?」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否会让观众觉得复杂,想要哭泣都无所谓」
离开摄影研究部,可以自由拍自己喜欢的东西。
因此,我没必要再做那些和过去一样的事。
ame "京 介"
京 介,「怎样都可以,只要可以稍微触动一下观众的心房——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我追寻着她,一定可以抓到那样的一瞬。
这个预感一直紧紧围绕在我的身边。
;■背景:学園?廊下(夏、15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ジト目
;(夕でアタッチでいいのか?さらにモブいる?)
;(CGの関係から昼でアタッチ。そのため、この後の背景も昼に修正してあります)
ame " 景 "
景,「果然对于堤前辈的事情完全理解不能」
ame " 景 "
景,「只要触动心灵就可以?那到底算什么嘛那个」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这么说,不还是跟我合作了嘛」
我举着摄像机,向新藤微微一笑。
今天的班会时间稍微有些拖长,没想到新藤竟然没有先走,而是在教室里等着我。
不由得稍微有些感动。
ame "京 介"
京 介,「小景是真是体贴啊~」
ame " 景 "
景,「再不改掉那个小看人的态度的话,我保证您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ame "京 介"
京 介,「十分抱歉,新藤同学」
为了我美好的明天,我老老实实的低了下头。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して。ここは20でも?)
ame " 景 "
景,「白痴」
虽然一如既往让人害怕……。
但是看起来却没有真正生气的样子。
倒不如说是,新藤虽然看起来生气了,其实却并没有认真。
和平日的样子比起来——没有动真格的那种感觉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总之,走就好了?」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当然」
ame "京 介"
京 介,「不用在意我,去你想去的地方,说你想说的话就是」
ame " 景 "
景,「想说的话……什么也没有」
;■御影チェック
;■ 数字はこんなもんかな~。
;■ フレームがくる前においておかないと、数字が上手くあわない。
;■御影チェック
;☆(カウンターの数字は後で調整のこと)
新藤缓缓走起来,我开始跟在一边。
ame " 景 "
景,「你还真是奇怪的人啊」
ame "京 介"
京 介,「是吗?拍电影的人,脑子里都会少跟螺丝之类」
ame " 景 "
景,「大概你在那些人中也是佼佼者吧」
难道我刚才被取笑了吗。
ame " 景 "
景,「我偶尔也有看电影,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只追着一个人拍的电影啊」
ame "京 介"
京 介,「我也没看过,倒不如说是,几乎不看电影」
ame " 景 "
景,「不看的吗!?」
新藤惊讶的声音回响在走廊上。
ame " 景 "
景,「我说你,不是电影研究部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原研究部员,嗯」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相关知道有不少,但就连黑白电影几乎都没怎么看……」
ame "京 介"
京 介,「在情报杂志或者电视上看到意思的电影的话总之会去电影院看下,大概就这样吧」
ame "京 介"
京 介,「然后,没能在剧场看的大作的话会去租来看吧」
ame " 景 "
景,「那不就和普通一样了吗!」
看来我之前被当作电影狂热者了的样子。
ame "京 介"
京 介,「我的兴趣仅仅集中在拍摄而已啦」
ame "京 介"
京 介,「不读小说的小说家,不读漫画的漫画家不也不少嘛,一个道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是这样吗……」
ame "京 介"
京 介,「嘛,在拍学生电影的人中,像我这样应该算是MINORITY吧」
ame " 景 "
景,「……呃」
不知为何她表情有些红润并且疑惑。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了?」
刚才的话应该没有什么羞人的成分吧。
ame " 景 "
景,「那个……」
ame "京 介"
京 介,「我又说什么不该说的了吗?」
ame " 景 "
景,「不,不是这回事……」
ame " 景 "
景,「嘛,嘛罗尼提是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原来如此啊」
ame " 景 "
景,「取笑我了吧!?取笑我了是吧!?肯定取笑我了没错吧!?」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古话说问之耻在一时,不问耻在一世嘛,只要能够提问,你就很伟大」
ame "京 介"
京 介,「就是少数派的意思啦」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是,是吗……」
唔~,这孩子还真是不知世事呢。
啊~,好可爱。
;■学園?階段
;(背景移行する際、パネル消す?)
ame "京 介"
京 介,「无论如何,我这边怎样都好了啦」
ame " 景 "
景,「我也都无所谓啦」
ame "京 介"
京 介,「等下,那可一点都不好!」
ame " 景 "
景,「有什么不好?」
就算被瞪着,我也毫不怯阵。
ame "京 介"
京 介,「你还是没有明白我摄影的宗旨啊」
ame "京 介"
京 介,「就是因为你有趣,我才会这样把镜头对向你的啊」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有趣?啊啊,可能确实比较有趣呢」
;■御影チェック
;(フェードは通常で?)
新藤用平静的口气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
觉得——气氛有了突然的转变。
嗯,和我最初想要拍她的那个瞬间一样的空气……。
;■淡々と
ame " 景 "
景,「堤前辈也知道的吧?我对于广野前辈的心情……」
ame "京 介"
京 介,「……算是吧」
没有注意到新藤心情的人,大概只有广野一人吧。
ame " 景 "
景,「被喜欢的男生抛弃,能够认真的部团活动也受伤退部了——」
ame " 景 "
景,「看着堕入谷底的人肯定会有趣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十分有趣哦」
;■息をのむ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
我的话让新藤的身体悚然一震。
如果她所言。
新藤景不但貌美如画,而她的失恋和挫折也是拍电视剧的好素材。
根本不需要去特意写什么剧本,就她自己可以成为银幕的女主角。
ame " 景 "
景,「……我终于明白了」
;■呆れ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你完全没有一丝人性,倒不如说是,根本就不是人……」
ame "京 介"
京 介,「请把我想像成会说话的摄像机」
说着不由浮起一丝微笑。
原来如此,新藤虽然学习不怎样,但有不错的直感啊。
我是台只会凭本能寻求好的影像的机器。
不勉强去追求什么故事情节,只是想要拍摄真实的新藤,以电影的形式表现出来。
不——我一定能表现出来。
;■背景:通学路、15時30分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は白フェードを挟むか。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モブ入りのがある?)
虽然已经接近傍晚,但外面仍然热如蒸笼。
我和新藤穿插在放学的同学之间,缓缓地走着。
ame " 景 "
景,「前辈你——」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
;■無表情
ame " 景 "
景,「前辈,看过我的比赛吧」
ame "京 介"
京 介,「只有两三次吧」
在篮球部拜托拍摄练习比赛的时候。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我不太懂篮球,但你不是能在混乱的选手中毫无阻碍吗」
ame "京 介"
京 介,「我觉得新藤你真的很厉害」
;■軽い怒り
ame " 景 "
景,「我可不想听什么台面话」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而且——就算再怎么厉害,连自己状态不好都不注意的话就是失去了作为选手的资格」
ame "京 介"
京 介,「……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也并不了解详细的情形。
仅仅是听说了女子篮球部的一年级的TOP突然受伤然后离开战线这样的传闻而已。
那个时候,对新藤并没有太大兴趣,我也就没有深究……。
ame " 景 "
景,「内侧……副韧带损伤……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那算是很严重的伤吗?」
ame " 景 "
景,「我的伤还没有严重到做手术的地步,固定然后康复治疗差不多就恢复了」
ame "京 介"
京 介,「既然如此的话,再回去打篮球不好吗?」
;■小さなため息
ame " 景 "
景,「…………」
…………
……
;■御影チェック
;■商店街
;☆(向井が場所を「海辺の道」
#vo endに変更しています)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をBGフォルダに置いてますが、STが正解かもしれんので注意して)
;☆(ここの景の表情にも注意)
新藤自己好像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何时受的伤。
我也去看的那场比赛——新藤她突然就倒下的那个时候,她的膝盖就已经有隐患了。
ame " 景 "
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新藤却仍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ame " 景 "
景,「就算是治好了,膝盖也和埋了一颗炸弹一样」
ame "京 介"
京 介,「比起这个,袭击我的时候倒是身手矫健啊……」
ame " 景 "
景,「袭击什么的哪有那么难听,那叫击退恶势力」
ame "京 介"
京 介,「恶势力……」
ame " 景 "
景,「那个时候,如果我状态最佳的话,像堤前辈你这样的三秒中就可以敲碎」
你到底是使用什么技能的啊。
那也算是护着受伤的膝盖时的动作吗?
ame "京 介"
京 介,「那算你说什么不是状态最佳,有各种各样的伤的运动选手不也很多吗?」
ame " 景 "
景,「是啊」
ame "京 介"
京 介,「那是为什么?」
ame " 景 "
景,「我也不明白」
新藤轻轻摇了摇头。
然后,直直的盯着我。
ame " 景 "
景,「堤前辈,到现在为止有做过什么运动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不,没特别做过」
;■真剣
ame " 景 "
景,「说到最后,想要站在胜负的世界的顶端的人,心情也会是永远的胜利着的」
;☆(ここの表情、注意して。目つむりも視野に?)
ame " 景 "
景,「那份坚强的心情——我早已遗失了啊」
ame " 景 "
景,「跌倒,蹲下,好不容易扬起脸时——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终点」
;2章冒頭の体育館で佇む景のCG
ame " 景 "
景,「算了,虽然我不能很好的表达,但已经算了……」
;■自嘲気味に。
ame " 景 "
景,「这就是现在的我的现实啊……」
;☆(ここまでのビデオフレームのカウンター、場所が変わるたびに細かくかえていくこと)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京介自室(夏、21時
;■    堤京介<嚱服(夏)
;(とりあえずこのイベントCGでアタッチしてますが、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別のに)
ame "京 介"
京 介,「OK……」
今天拍摄的素材确认完毕。
因为这次没有分镜之类所以不检查一下抽出能用的部分的话,编辑的时候会很麻烦的。
说起来,其实连最后究竟能拍成什么样子也完全不明白啊……。
;(この後、天井に移行で?)
ame "京 介"
京 介,「呼啊~啊」
咚的一声躺倒在床上。
新藤景。
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她不幸。
只是她自己沉迷于自我的悲剧而已吧。
不知该怎么做,不知前进的路在哪里——
现在的新藤的状态定然是如此的吧。
如果她有想要追寻的东西。
梦想越是鲜明,失去的时候越会造成更大的空白。
完成什么时的成就感只是一瞬便会消失,丧失感却一直持续着。
ame "京 介"
京 介,「原来如此」
我坐起身来。
现在她就像是丧失了一切——如同一具空壳。
但是,正是因为一切都消失掉了,才会有新的开始吧。
ame "京 介"
京 介,「嗯,嗯」
这个电影的结局,不知不觉的在我眼前明朗起来。
第二章_day5
;■<2章:5日目>
;■背景:駅前広場(夏、11時
;■    堤京介<嚱服(夏)
;■    新藤景<嚱服(夏)
;☆(ここ、空からイン?)
星期日的天空万里无云。
毫不吝啬洒下的日光让我不由眯起了眼睛。
虽然天气热的有些过分,但对于摄影来说却是绝好的天气倒也不错。
光线的感觉也很不错,这样看起来很拍出不错的画面呢。
ame " 景 "
景,「堤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哇」
听到突然响起的低声回过头去看时。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さらにフェードさせないでイン?)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仏頂面」
ame "京 介"
京 介,「哦哦~!」
ame " 景 "
景,「……干吗啊」
新藤景分明是迟到,不知为何却一脸不高兴的瞪着我。
但是今天新藤样子却新鲜到我可以完完全全的原谅这回事。
;(表情には注意。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ame " 景 "
景,「想说什么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只是第一次见到新藤你穿日常服的样子而已啦」
ame "京 介"
京 介,「很棒,这个很配你,可爱的过分」
;■御影チェック
;(↑実験的に、ここから配置。インはカットインの機能を使うと新鮮かもしれません)
我一边架起摄像机,一边真的称赞道。
;■呆れ
ame " 景 "
景,「你还真能毫不掩饰的说出这种话啊……」
ame "京 介"
京 介,「对于我来说,朴素直接就是信条」
ame "京 介"
京 介,「哎呀~,说起来还真的很可爱啊,可爱到我想把这影片放到网络上全球发送」
ame " 景 "
景,「要是真敢那么做,就三刀分掉再大火烧熟你」
我成鱼了么。
今天的毒舌也是格外出众啊。
说起来。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表情は注意して。もちっと眉を吊り上げてる表情を?)
ame " 景 "
景,「我心情不好会对前辈你造成不便么?」
ame "京 介"
京 介,「哦,难道是女孩子的那一天么?」
ame " 景 "
景,「那是能用清爽的表情说的话吗你这该死的!!」
ame "京 介"
京 介,「哇!」
勉强躲过她毫不留情打出的右直拳。
ame " 景 "
景,「不要闪!」
ame "京 介"
京 介,「抱歉抱歉,我错了我错了!」
这反应还真实过剩啊……。
难道说中了吗。
ame " 景 "
景,「…………不懂细腻的男人我最讨厌」
ame "京 介"
京 介,「我会深深铭记的す……」
还在摄影研究部的时候,包括女子部员在内这种不太有品的对话说起来完全无所谓的啊。
而如果还跟那时一样跟新藤对话的话就真的要见血了啊。
;■呆れ
;(表情とポーズ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真是的,连星期天都陪着一起……我到底在干吗啊」
ame "京 介"
京 介,「休息日穿私服的样子一定要纳入素材的啊」
ame " 景 "
景,「这完全是仅仅按着前辈的想法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拍摄的素材啊,不到最后会使用多少完全不可预测啊……」
ame "京 介"
京 介,「某种意义上,说不定是浪费时间呢,哈哈哈」
;(顔赤らめさせていいか注意。ま、怒ると顔赤くなるが、赤くなってない怒り表情との使い分けには気を付けて)
ame " 景 "
景,「少笑啊你!」
;■背景:商店街、11時30分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商店街、駅前のすぐそばだしなぁ。
;(カウンターをゼロにしてます。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今天怎么办法?」
总之,我们走到了商店街。
在这么炎热的天气,总不会有专门坐电车到远的地方的心情,这附近才算妥当吧。
ame "京 介"
京 介,「我什么都不做啦,仅仅跟着新藤你而已」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也就是,随便我怎样都行是吧」
ame " 景 "
景,「那么……去买些夏天用的东西好了」
ame "京 介"
京 介,「那种东西不该是夏天前去买的吗?」
ame " 景 "
景,「烦人啊你,不是随便我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来,你难道没有几件夏服吗?」
又不是男生。
ame " 景 "
景,「真是罗嗦啊你」
ame " 景 "
景,「到去年为止每天都会练习然后浸透,私服几乎都不能要了啊」
ame "京 介"
京 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么,就让我为你选出可爱的衣服好了」
ame " 景 "
景,「我的判断力还没有差到让男人来给我选衣服!」
男女歧视大概就是这种东西吧。
嘛,我也没晕到去给不是女朋友的女生买衣服,无所谓了。
;■御影チェック
;■白バ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白バックではなくて、切り出しで?もしくはモブ対応?)
ame " 景 "
景,「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吧,店内禁止摄像」
ame "京 介"
京 介,「放进皮包内偷偷来如何?」
ame " 景 "
景,「你……」
一瞬,被用看脏东西的眼神瞪了一眼。
ame " 景 "
景,「不是有过前科吧?」
ame "京 介"
京 介,「怎,怎么可能……」
ame " 景 "
景,「干吗要把眼睛移开啊你!」
哎呀,虽然偷拍是做过几次啦,但也全部都是为了电影的伟大事业啊。
因为我从没做过用仰角拍过女孩子——之类的事,良心应该毫无愧疚才对。
……我是这么想的啦。
ame "京 介"
京 介,「走啦走啦,站在人家店前会造成困扰的啦」
ame " 景 "
景,「少来,话还没说完呢——」
;■自動ドアの開閉音?
;■フェードイン(白)
;★遠景CGかな?
;■御影チェック
;(フェードの入り方、注意して。一工夫する?)
ame " 景 "
景,「嗯~……」
ame " 景 "
景,「总觉得不太对呢……」
ame " 景 "
景,「这个的颜色也有点……」
新藤从刚才开始就拿着衣服一直在念叨个不停。
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不是忘记我的存在了吧。
回想起来,不能拍摄的话我跟着就毫无意义了啊……。
ame " 景 "
景,「唔嗯……」
看到认真烦恼到可怕程度的新藤,就算是店员也不敢跟她打招呼。
衣服不多的人,买东西应该也会有些不习惯吧。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
ame " 景 "
景,「唔~嗯……」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新藤同学」
;(フェードのスピード、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干吗啊你?」
真是,为什么偶尔会跟男人的口气似的。
ame "京 介"
京 介,「容我说一句话……你应该穿什么都会合适的吧?再怎么说身材也很不错」
ame " 景 "
景,「……飘来飘去,晃来晃去的衣服你也觉得合适?」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960#say #say 京 介#say 「…………」
ame "京 介"
京 介,「……」
ame "京 介"
京 介,「…………」
ame "京 介"
京 介,「那算是对设计者的褒渎啊」
ame " 景 "
景,「也不至于说到这份上吧!」
ame "京 介"
京 介,「啊,这个感觉比较适合你吧」
ame " 景 "
景,「……少转移话题啊你」
虽然这么说,新藤还是接过我递过去的那件中国风的衣服。
哦哦,虽然是被迫抓出的东西,但意外的满合适?
ame " 景 "
景,「真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唉?」
ame " 景 "
景,「这个,真的觉得合适吗?」
新藤的表情上,有稍显哀怨的不安。
她实际上说不定是选衣服很慎重的类型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也意外有着普通女孩子的一面啊……」
ame " 景 "
景,「意外是什么意思啊!」
对对,就得这样啊。
ame "京 介"
京 介,「来吧,新藤如果穿上这件中国服的话……」
ame "京 介"
京 介,「就可以向神秘的老人学会报家仇的拳法哦」
ame " 景 "
景,「我是什么角色啊我!」
ame "京 介"
京 介,「顺便我也不拍纪录片了,改拍动作功夫片好了」
ame " 景 "
景,「顺便个什么啊你!」
ame "京 介"
京 介,「嗯嗯,说笑而已啦」
ame "京 介"
京 介,「认真的说,真的很合适你,嗯,可爱可爱,感觉这件衣服就为了让新藤你穿而设计的啊」
ame " 景 "
景,「虽然还是极其可疑……嘛算了」
对我这个从没有骗过女孩的绅士说这种话,还真是让人伤怀啊。
;■再び遠景か? でも景を書き換えなきゃだし微妙。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注意して。ここは20で?)
ame " 景 "
景,「真的很合适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也不用那么怀疑吧」
ame " 景 "
景,「不,不是那回事」
ame " 景 "
景,「看着镜子我才这么想」
ame "京 介"
京 介,「哈?什么?」
ame " 景 "
景,「这个,如果对我合适的话……对千寻来说是否合适」
ame "京 介"
京 介,「千寻?」
ame " 景 "
景,「嗯,一定和她很合适」
新藤没有听我说的话,而只是认真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背景:喫茶店(夏、12時
;(スクロールさせても?喫茶店の通常背景挿む?)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真的这样就可以么?」
新藤买的只有我选的那一件,而且看起来还不是为自己买的。
ame " 景 "
景,「当然,我也没买多几件衣服的钱啊」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你自己的呢?」
ame " 景 "
景,「我无所谓的啊」
;(フェードスビ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回想起来,打扮得漂漂亮亮对我来说也毫无必要」
新藤难得稳重地说了一句,然后一口喝完了冰咖啡。
我们为了稍微吃些午餐而来了这家咖啡店。
已经吃过了主食,现在是饭后的用茶时间。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你没去打过工吗?」
ame " 景 "
景,「以前在家庭餐馆稍微作了一些女服务生的工作……」
然后就垂了下头,再也不多说一句。
对于容易生气的她来说,会发生什么大体也猜得到啊……。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新藤如果打工的话……」
ame "京 介"
京 介,「应该是保镖或者赌场的司徒之类吧」
ame " 景 "
景,「为什么是这类啊!」
ame "京 介"
京 介,「粗暴的人很多很辛苦吧?」
ame " 景 "
景,「说了没做过!」
ame "京 介"
京 介,「到现在为止杀了多少人了?」
ame " 景 "
景,「就在现在,决定了你就是第一个……」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万分光荣,但恕我放弃」
一次次正直的做出反映还真是有趣啊,这个女孩子。
;(044a01に戻してよいか?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20で?)
ame " 景 "
景,「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嗯?」
啊,已经恢复正常MODE了啊。
ame " 景 "
景,「……只是对于别人问过来问过去,堤前辈你怎么样呢?」
ame "京 介"
京 介,「我?」
我抱起手腕,开始寻找过去的记忆。
ame "京 介"
京 介,「嗯~,说实在的应该算是几乎没有参加过什么正常的打工吧……」
ame "京 介"
京 介,「而且烦死了的老爸会说“如果真的有空就来给我帮忙”」
ame " 景 "
景,「前辈的父亲是?」
ame "京 介"
京 介,「用他本人宣扬的话说,算是自由记者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个会为了新闻取材跑到战场或者毫无国交的国家去的大白痴」
ame "京 介"
京 介,「在现在这个瞬间……究竟是在家里睡觉,还是在子弹下面寻找拍照机会完全不知道」
ame " 景 "
景,「好,好厉害的父亲呢……」
我多心吗,好似连看我的眼神也改变了似的。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在那么厉害的老爸身边,却能够培育出我这样正直的性格,我也够强的啊」
ame " 景 "
景,「堤前辈正直认真?混乱不清地说出这种话,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新藤同学,真严厉啊。
而正式由于我储备把这份严厉转化为快感的M能力才能轻松的交往下去。
;■上目遣い
ame " 景 "
景,「说起来,前辈你……」
ame "京 介"
京 介,「嗯?」
ame " 景 "
景,「啊不,没什么」
新藤略显抱歉的表情,让我顿时明白了。
;(ここで、景の視線、京介に?)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我的老妈吗?」
ame "京 介"
京 介,「死了啊,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message#say 1750#say #say 京 介#say 「死んだよ、俺がまだ赤ん坊の頃に」
;☆(「俺が赤ん坊の頃に」
;#vo end;ちょっと注意して。伏線なのかもしらんが)
ame " 景 "
景,「是吗……」
新藤脸上的阴云又加厚了几分。
ame " 景 "
景,「和哥——广野前辈一样呢……」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我和广野难得的几个共通点之一呢」
不过,对于对方的母亲,自然从没提过。
我们都已经接受了没有母亲的事实。
家人总有一天会离开。
会死去。
我和广野都十分清楚的明白这点。
;■駅前広場(夏、14時
;■    堤京介  <嚱服(夏)
;■    新藤景  <嚱服(夏)
;■    羽山瑞 希<嚱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カメラを構えたところで鳴らすか?
;(カウンターをゼロにしてます。注意して)
;(ここは空でインし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つーかCGでは「駅前広場」
#vo endではなく「商店街」
#vo endの指定になってんな、、、)
走出咖啡店,我们再次抬起脚步。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新藤」
我向一如既往不高兴的表情的新藤搭话。
她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走来走去也不怎么累的样子。
不愧是原篮球部的TOP。
现在还仍有体力啊。
ame "京 介"
京 介,「千寻是谁……我能问吗?」
;■無表情
;(「無表情」
ame " 景 "
景,「……打开摄像机吧」
ame "京 介"
京 介,「嗯?」
ame " 景 "
景,「别忘了,我仅仅是配合你拍电影而已」
ame " 景 "
景,「从我个人而言一般是决不会跟堤前辈说起的」
ame "京 介"
京 介,「了~解」
不愧是广野的青梅竹马。
在微妙的地方摆出乖僻的脾气啊。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カメラを構えたところで鳴らすか?
我把摄像机对向新藤。
ame "京 介"
京 介,「那么从头再来」
『千寻』这个人对于新藤来说不是一个小的存在,我蒙胧感觉得到。
所以,我才会想要去了解『千寻』的事情。
即便她提起『千寻』的会有些踌躇。
ame "京 介"
京 介,「千寻是谁呢?」
#say新藤轻轻吸进一口气。
;■真剣
ame " 景 "
景,「我和千寻……」
ame " 景 "
景,「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从生下来的时候」
ame "京 介"
京 介,「从生下来的时候……?」
ame "京 介"
京 介,「难道说是双胞胎?」
新藤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微笑
ame " 景 "
景,「也就是所谓的同卵双生,总之,虽然我是姐姐,但样子和体形几乎都没有什么差别」
ame " 景 "
景,「只是,只有性格……算是正相反吧」
ame "京 介"
京 介,「妹妹有那么稳重吗?」
ame " 景 "
景,「少管!」
分明是你自己说正相反的……。
ame " 景 "
景,「我是认真地在跟你说,不要随便添些没用的话头好吧」
;■御影チェック
生气的丢下一句话,新藤抬头望向天空。
;☆(ここで、カメラを空に向けさせんのか?)
我也把镜头转向她视线透过的远方。
在那儿是澄清如碧,青蓝宽广的夏空。
新藤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但是,千寻现在却不在我的身边」
ame " 景 "
景,「如果她在的话……一定会有些不同的吧,不过…」
双胞胎姐妹分开居住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为什么不在一起?」
ame " 景 "
景,「我的事情倒无所谓,千寻的事情不可能擅自就说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唔~,那倒也是」
新藤姐妹之间一定发生过些什么。
虽然很是介意,但追问下去也毫无意义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新藤你不寂寞吗?」
;■悲しみ
ame " 景 "
景,「不要问那种一目了然的问题」
;.message#say 2310#say kei-205_01-0149#say  景 #say 「たぶん、千尋も寂しがってる。プレゼントなんかで、あの子の寂しさは埋められないし……もちろんわたしも」
ame " 景 "
景,「大概,千寻也很寂寞吧……就算有礼物,也不会抚平她寂寞的心」
ame " 景 "
景,「……当然我也一样」
ame " 景 "
景,「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
ame " 景 "
景,「就算是双胞胎,我们两人也终究不是一个人,总有一天不得不分离」
;(ここらへんの表情変化、要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千寻是千寻,我是我」
ame " 景 "
景,「因为不用自己的脚走下去是不行的啊……」
ame " 景 "
景,「就算这双脚溃烂断掉也是如此」
#say然后,新藤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
看到那个不合年龄,貌似大彻大悟的笑容——不知为何我不安起来。
分明新藤的笑容是那么难得的。
;☆(ここの演出、注意して)
我就那样举着镜头,一动不动。
不,如果不通过镜头的话说不定就不可能看到的吧。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420#say #say #say それくらい、今の新藤は痛々しくて……。
;.message#say 2430#say mid-205_01-0003#say @瑞 希#say 「景せんぱーいっ!!」
#say这隐晦的,新藤现在流露出的伤痛……。
;.message#say 2430#say mid-205_01-0003#say @瑞 希#say 「景せんぱーいっ!!」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 なんで駅前なんだ?
瑞 希,「景せんぱーいっ!!」
ame " 景 "
景,「唉?」
ame "京 介"
京 介,「哈?」
随着那几乎要刺破耳膜的大声跑过来的,是一个女孩子。
ame " 景 "
景,「啊啦、瑞希」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さらにフェードさせないでイン?)
ame "瑞 希"
瑞 希,「嗯」
那个叫做瑞希的女孩,高兴的点着头。
ame " 景 "
景,「你也来买东西吗?」
ame "瑞 希"
瑞 希,「嗯嗯,惯例要买的东西」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520#say #say #say 女の子は書店のマークが入った手提げ袋を差し出してみせた。
那女还拿出一个近处书店的手提袋。
虽然不太清楚是什么,但据这女孩子的外表推测肯定不会是参考书之类吧。
ame "瑞 希"
瑞 希,「说起来,景前辈」
ame " 景 "
景,「嗯?」
ame "瑞 希"
瑞 希,「这个举着摄影机的可疑人物是谁?」
小姐,请您不要随便指人好吧。
ame " 景 "
景,「啊啊,这东西吗?」
新藤的说话方式更加过分。
ame "京 介"
京 介,「我说,你们啊……」
无视打算引起注意的我,新藤便开始说明事情的大体经过。
总觉得,有些奇怪的状况啊。
……………………
…………
……
ame "瑞 希"
瑞 希,「景,景前辈的电影……」
这个女孩子,全名叫做羽山瑞希,看起来好像是附中的三年级的样子。
ame " 景 "
景,「嘛,就是这么回事,我也觉得很白痴」
ame "瑞 希"
瑞 希,「不,说起来」
唰,羽山瑞希把头转向了我。
ame "京 介"
京 介,「?」
ame "瑞 希"
瑞 希,「那么,那个摄像机便收录了景前辈的美妙身姿……?」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那是自然」
ame "瑞 希"
瑞 希,「怎,怎么可以……!」
羽山一副受到打击的表情,后退了一步。
但马上又恢复了状态,把充满好奇心的眼瞳对向了我。
ame "瑞 希"
瑞 希,「怎,怎么卖?」
ame " 景 "
景,「不要突然就给我买!」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2790#say #say #say 既に財布を取り出そうとしてた羽山を、新藤が叱りつける。
已经取出钱包的羽山被新藤给骂了回去。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底片不能给你,但副本还可以商量」
ame " 景 "
景,「你商量什么啊你!」
说笑而已。
ame "京 介"
京 介,「没事啦,约定我会认真遵守的」
拍摄的胶卷,没有新藤的许可丝毫不会给别人看。
ame " 景 "
景,「堤前辈对我来说,可以信任吗?」
ame "瑞 希"
瑞 希,「唉唉,呜,不卖的吗」
ame " 景 "
景,「不是当然的吗!」
ame "瑞 希"
瑞 希,「唉~~,景前辈的LOVELY电影……好想要的……」
根据这个情况看来,羽山是十分喜欢新藤的样子。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景 "
景,「真是的,你少想些笨蛋事情吧」
;■御影チェック
ame "瑞 希"
瑞 希,「唉~,但是~」
ame " 景 "
景,「但是,也禁止」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今天的新藤确实有着几分温柔。
并不只有我,连学园的朋友们都没有看过的温柔的表情……。
ame " 景 "
景,「堤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唉,啊啊」
ame " 景 "
景,「今天的摄影就到此结束好了,我来决定也可以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啊,也好,今天也拍的足够了……」
;(景の視線が瑞 希にいってない気もするが、、、)
ame " 景 "
景,「那么,瑞希,你有时间吗?」
ame "瑞 希"
瑞 希,「当然绝对一定有!」
;■笑顔
ame " 景 "
景,「难得一次,一起去玩吧,和你平常也很难见面呢」
ame "瑞 希"
瑞 希,「是~,我也有很多话想要和景前辈说哦!」
;(h04もリスト表情とはちと違うけど、ここはこれでいいのかな)
ame "瑞 希"
瑞 希,「……但是请稍等一下」
羽山瑞希对我浮起煞是阴险的表情,跟对新藤时形成鲜明对照。
眼神上下环视着盯了过来。
ame "京 介"
京 介,「干,干吗?」
羽山瑞希半开着眼睛盯着我,把脸凑了过来。
;■ジト目
ame "瑞 希"
瑞 希,「……不要对我的景前辈做什么可疑的事哦」
看起来不象是玩笑。
ame "京 介"
京 介,「是不是你的东西先暂且不论……」
ame "京 介"
京 介,「但请放心,我可是决不对“演员”出手的人」
和演员有一样亲近的话,对于摄影也可能造成影响——这是我的考虑方式。
虽然这次的电影比较特别,但我也没想要去改变这个想法。
ame "瑞 希"
瑞 希,「那我相信你好了」
ame "京 介"
京 介,「请相信我」
ame " 景 "
景,「瑞希、在说什么呢?」
ame "瑞 希"
瑞 希,「不不,没什么」
带着一个明朗笑容说完,羽山再次转向新藤。
ame "瑞 希"
瑞 希,「走吧,景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啊,新藤,稍等一下」
ame " 景 "
景,「唉?」
;■御影チェック
我迅速的架起摄像机,捕捉到转过头来的新藤。
;★(この表情はよくよく注意。すまん、時間なくて後回し)
ame " 景 "
景,「……干吗啊?」
ame "京 介"
京 介,「现在的我你有着很好的表情」
;■照れ
ame " 景 "
景,「说,说什么呢?」
ame "京 介"
京 介,「你,并不是一个人的意思」
;■軽い怒り
ame " 景 "
景,「……我明白」
我向新藤一笑之后。她便哼了一下转头走开了。
;■ワイプか何か。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没有把镜头对向离开的两名少女的心情。
不知为何,觉得被扔下的自己——跟个白痴一样。
羽山瑞希吗。
虽然像是比较可爱,还很有趣的女孩子……。
但那种吵吵嚷嚷的类型不在我的审查范围内。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ame "京 介"
京 介,「嗯?」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取出口袋中的手机,看向来电显示。
;(切り出しを?)
ame "京 介"
京 介,「还真是挑了个不错的时间打电话啊,那家伙」
;■公園(夏、15時
;■    堤京介  <嚱服(夏)
;■    宮村みやこ<嚱服(夏)
随意用电话把我喊出来的人,已经先行早到公园了。
一副闲的无聊的样子,不安稳的转过来转过去。
虽然平常就不太安稳。
ame "京 介"
京 介,「哟~」
;☆(手前にみやこ持ってきてますが、ここは問題なしで。つーか、背景に犬連れたやつ入ってます。削除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啊,终于来了~」
为什么我要被抱怨啊。
我可没有非来不可的理由。
还是说,拒绝女孩子约你出来的男人也不多。
ame "宫 子"
宫 子,「今天也好热呢~」
ame "京 介"
京 介,「嗯,所以我想回家」
;■威張り
ame "宫 子"
宫 子,「不能那么软弱!在严酷的环境中锻炼自己才是真正的男人!」
ame "京 介"
京 介,「还真是自说自话啊你」
什么叫真男人啊。
ame "京 介"
京 介,「突然把我喊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不会是又想差遣我吧。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那个啊」
宫村点了一下头。
;(06e04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本来想要去紘君的家来着,但电话是他说不到晚上别过来」
;(表情変化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带了别的女人回房了吧」
;(画面を揺らすことを忘れないように)
咚!
ame "京 介"
京 介,「啊!?」
突如其来的矬痛,低头一看脚下——
宫村的脚后跟已经深深的刺入我的脚背。
;(みやこも表示させる?もしくは画面全体にぼかしを?)
ame "京 介"
京 介,「~~~~」
;(ポーズ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大意一秒,伤痛一生~☆」
ame "京 介"
京 介,「我,我错了……不过」
ame "京 介"
京 介,「……不要一边笑着一边使出那么阴险的攻击好吧」
;■御影チェック
;(座標とポーズ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说什么,现在正在作细致的工作~,没有办法,所以我就打算稍微找堤堤聊聊天」
完全没听我说话。
脚痛的要死,不是骨折了吧喂……。
;(目をつむらせていいか、注意して。涙もトレてるかどうかも、要チェックを)
ame "宫 子"
宫 子,「最近、原稿的质量越来越高了呢,感觉就只剩工作了的样子」
宫村的表情稍微有些寂寞。
ame "宫 子"
宫 子,「从此以后工作量看来也会日益增多,就算是我也不能每天见面」
ame "京 介"
京 介,「哼~……」
正是因为放弃学校而有了时间,编辑部那边才会毫无顾虑的压工作给他的吧。
ame "宫 子"
宫 子,「忙的过分很辛苦呢,前段时间还因为耳朵里流出奇怪的液体闹的乱糟糟的」
ame "京 介"
京 介,「把他带去医院啊喂!」
我不由得瞪圆了眼。
;■寂しげ
ame "宫 子"
宫 子,「每个月在截稿之前都完全没有睡觉的时间啊」
ame "京 介"
京 介,「这还真是……」
虽然看起来真的很凄惨,但这也他自己所选择的道路。
;(表情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嘛,但是呢」
ame "京 介"
京 介,「嗯?」
ame "宫 子"
宫 子,「一旦原稿完成的时候,就轮到我睡不着了呢」
;(この立ち絵は仮です。専用立ち絵があるようですので、、、)
ame "宫 子"
宫 子,「呀~!讨厌~!」
ame "京 介"
京 介,「我还讨厌呢!」
正是因为认识这两人,才会浮起一副让人不爽的绘图啊。
广野那家伙还真能给这种有趣到过分的女人交往啊。
虽然以前就想过,那家伙在某些意义上很强啊。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嘛,广野不是做的很不错吗」
;(ポーズ変えていいか、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嗯,工作顺利到过分呢,人气也是日日攀升」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他不跟我谈一句就放弃学业让我有点不爽……但只要现在他充实着这样就好」
;(ここの表情は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哼嗯……」
#say宫村一瞬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随即微笑起来。
ame "宫 子"
宫 子,「谢谢你」
ame "宫 子"
宫 子,「我会转告紘君的嗯」
ame "京 介"
京 介,「不不,那还是算了」
刚才的台词再怎么说也有点羞人啊。
;(05e01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是啊,紘君是充实着呢,但是——」
瞬间,宫村的表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ame "宫 子"
宫 子,「紘君呢,在担心小景呢」
ame "京 介"
京 介,「…………」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连篮球都放弃了」
ame "京 介"
京 介,「据我看,新藤还没有堕落到那种地步」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说不介意是假话,但肯定会摆脱掉的」
有关广野。
有关篮球。
有关那分离开来的双胞胎姐妹。
虽然现实无比艰辛,但她也并没有逃避。
;(目線、注意して。05e09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但是还没有摆脱的吧?」
ame "京 介"
京 介,「谁知道呢」
这个我也不明白——
新藤自身就是难以理解的东西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我觉得广野没必要担心,虽然我不知为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我呢」
宫村稍微浮起一丝微笑。
ame "宫 子"
宫 子,「有些吃惊呢,没想到小景会再次配合堤堤的摄影」
ame "京 介"
京 介,「她一旦同意,就不会再反悔的吧」
因为她十分倔脾气的啊。
ame "宫 子"
宫 子,「是吗?」
;(表情変化、注意して。06ポーズを使うことも考慮に)
ame "宫 子"
宫 子,「以前呢,紘君这样说过」
ame "宫 子"
宫 子,「如果是紘君喜欢的人的话,小景也会喜欢」
;(表情変化、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堤堤不是紘君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吗」
ame "京 介"
京 介,「……你想说什么?」
ame "宫 子"
宫 子,「小景说不定意外地对堤堤有好感也说不定哦」
ame "京 介"
京 介,「是这样吗」
我感觉新藤只是在打发时间,自暴自弃的味道多一些。
;(05e02表情でも?)
ame "宫 子"
宫 子,「说不定,这次摄影对堤堤和小景都是一个好机会呢」
ame "京 介"
京 介,「机会指什么啊机会」
;■微笑
;(身体の向きを強引に変えていいのか、注意して)
ame "宫 子"
宫 子,「哼喵喵喵喵」
ame "京 介"
京 介,「不要突然变成猜灯谜好吧」
ame "宫 子"
宫 子,「啊哈哈哈哈」
完全进入装糊涂模式了。
但无需追问,也大致能明白宫村想说的……。
现在还是当成没听到好了。
;■京介自室(夏、19時
;■    堤京介<嚱服(夏)
把关于明天摄影的事宜发了短信给新藤后,放下了手机。
今天要做的事情到此为止。
不不,得去学习啊。
在三年级的这个时候为了拍电影而升学失败——我可不想被这么说。
ame "京 介"
京 介,「我倒也不是特别想去当什么电影导演……」
我只是有想要去拍摄,这样单纯的冲动而已。
完成这个小小的电影之后,大概就会专心学习吧。
大概,升学以后也会继续拍电影的吧。
但是,先不管这些——
宫村在期待我什么呢。
到最后,她想让新藤站起来也只是为了自己和广野而已。
宫村和广野两个人,都对新藤抱有罪恶感。
消除这个可不是我的工作。
话说回来,这种事情我根本就做不到。
我仅仅是为了拍电影而在新藤身边。
这样就够了。
第二章_day6
;■<2章:6日目>
;■背景:学園?廊下(夏、16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课程结束之后,变毫无他念的走向新藤的教室。
开始摄影以来,虽然和朋友交往疏远了是美中不足,但这点程度就损失的右倾不要也无所谓。
我心爱的女优,新藤已经站在走廊上了。
;■嫌そう
ame " 景 "
景,「咦,已经来了吗?」
ame "京 介"
京 介,「那自己要来啊」
ame " 景 "
景,「那算是哪的话啊」
ame "京 介"
京 介,「…………?」
我的错觉吗,新藤的口气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该说是吐槽魄力不足还是什么呢……。
;■ため息
ame " 景 "
景,「呼~」
ame "京 介"
京 介,「难道说新藤同学,累了吗?」
ame " 景 "
景,「今天的小测验有两个啊……真是让人受不了」
ame "京 介"
京 介,「呵~,那还真是灾难啊」
虽然体力充沛,但对于脑力劳动不在行的新藤想必就很辛苦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结果怎么样?」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少问」
这样子啊。
既然成绩不好,找个时间教你好了。
十有八九会被拒绝吧。
ame " 景 "
景,「啊~啊……」
ame "京 介"
京 介,「嗯~……」
新藤的精神看来十分疲劳。
ame "京 介"
京 介,「今天的摄影休息掉好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唉?」
也不觉得拍这种状态下的她会有什么有趣……。
站在摄像机前,只会有意外的负担而已吧。
之后还有很长路要走,在这让她太累反而不好。
ame "京 介"
京 介,「啊,对了,顺便转换一下心情,冲锋一下好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冲锋……?」
ame " 景 "
景,「经常在年末放映的『吉良大人、请觉悟吧!』的那东西?」
ame "京 介"
京 介,「嗯,普通都会这么想吧」
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来,你还看时代剧啊?」
;■真剣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喜欢看砍人的剧情」
ame "京 介"
京 介,「原来如此!」
我嗯嗯嗯的不断点头。
不知为何,能这么有说服力的话可不多见啊。
ame "京 介"
京 介,「嘛,冲锋指的就是……」
ame "京 介"
京 介,「进入作品制作之前,制作者和演出者一起促进感情那种东西,明白吗?」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也就是和动员会一样的东西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对对」
ame "京 介"
京 介,「我们摄影研究部肯定会作」
ame "京 介"
京 介,「从演剧部借演员,招揽未经验者之类,也找过轻音乐社的人来作过音乐」
ame "京 介"
京 介,「就算是学生电影也会牵涉到不少人的啊」
ame "京 介"
京 介,「最初互相见下面然后作下动员,这是摄影研究部的传统」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哈……」
ame " 景 "
景,「具体做些什么呢?」
ame "京 介"
京 介,「呃~嗯」
我用手顶起下颚开始想。
ame "京 介"
京 介,「卡拉OK,保龄球,桌球……也一起去过游乐场」
ame "京 介"
京 介,「没有什么预算的话就在活动室里开宴会之类」
ame "京 介"
京 介,「对了,说起来去混浴温泉的时候很愉快啊」
ame "京 介"
京 介,「要去吗?」
;(表情注意して。03b04でも?)
ame " 景 "
景,「谁要去!」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穿泳衣可是禁止的哦?要全裸的哦?」
ame " 景 "
景,「更不要!」
看来是真的讨厌。
虽然夏天的温泉意外不错,但还是放弃好了……。
ame "京 介"
京 介,「总之边走边想吧,总之先去商店街好了」
ame " 景 "
景,「……这还可以」
但是,再说出什么可疑的提案的话就杀了你—
她的眼睛清清楚楚地这些说。
好恐怖,好恐怖。
;■シーン転換
;■背景:商店街(夏、16時30分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于是,我们就来到了商店街。
夏日的烈阳高高悬着,看来还是赶快决定玩些什么好吧。
那么——
;■御影チェック
;(通常背景への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啊!」
突然的高声切断了我的思考。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了?」
;☆(表情とポーズ変化、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我这个月已经没有钱了啊」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没事,钱全部我出」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那怎么可以」
ame "京 介"
京 介,「没事没事,我还是很有钱的,而且,总不能让女孩子出吧」
ame " 景 "
景,「没有让堤前辈请我的理由」
ame "京 介"
京 介,「动员的费用也是电影制作的必要经费啊,不可能让演员来负担」
ame " 景 "
景,「……前辈,意外的强词夺理呢」
ame "京 介"
京 介,「因为这是必要的啊」
我对她轻轻一笑。
ame "京 介"
京 介,「呃~嗯,那么先……」
ame "京 介"
京 介,「嗯,先去游戏中心好了」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唉,我从来都没有玩过游戏啊」
ame "京 介"
京 介,「说笑吧,你是从哪个时代来的?」
ame " 景 "
景,「少管我!」
ame "京 介"
京 介,「OK,那么就让我来教你怎么玩好了,来来,走吧走吧」
ame " 景 "
景,「少拉我的手~!」
拉着意见一堆的新藤开始走。
为了小测验这种无聊的事而一直郁闷着可是会困扰的啊。
;■シーン転換
;■白バック
在游戏中心待了一会之后,又去了保龄球场玩了一局。
本来还想再拉去卡拉OK,却被脸透红着拼死拒绝了。
看起来像是在人前唱歌会害羞的样子。
;■背景:商店街(夏、18時(夕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景 "
景,「…………」
走在一旁的新藤还是一脸阴沉忧郁。
玩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小景」
;(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别叫我小景」
ame "京 介"
京 介,「有没什么地方想去,或者想做的事情?」
ame " 景 "
景,「……想做的事情?」
ame " 景 "
景,「唔~嗯……」
ame "京 介"
京 介,「啊,不用认真考虑也无所谓」
ame " 景 "
景,「不是你问的吗」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是这么回事……啊,对了」
我啪的拍了一下掌心。
ame "京 介"
京 介,「在这附近有个棒球中心哦,去过吗?」
ame " 景 "
景,「没有啦」
;■不安
ame " 景 "
景,「很有趣吗,那地方?」
ame "京 介"
京 介,「奋力打会很清爽的,金属球棒,声音很不错哦」
ame "京 介"
京 介,「大概像新藤这样运动神经不错的肯定马上就能打到球的」
;(表情注意して。01が無難か?)
ame " 景 "
景,「嗯~,那样的话……」
就在新藤点头的那一瞬间。
;■御影チェック
;(インには注意して。カットインや、サークルフェードを使って?画面を揺らすことも忘れずに)
ame " 景 "
景,「呀!?」
突然出现的——我是这样感觉——一辆摩托车从新藤身边一闪而过。
大概被方向盘什么碰到了身体,新藤一下倒在了地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
——真是大失误。
就算是说话而没有注意,在我眼前无视女孩的危机可是万万不行。
一瞬间的思考给出的答案,让我顺势把提包扔向开走着的摩托车。
咚!!
;(ここらへん、切り出しも交えて?)
提包直直的飞过去,漂亮的击中了骑着摩托车的白痴的头。
ame "京 介"
京 介,「……咦,打中了吗?」
真没想到会命中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say因为出其不意的攻击,让那白痴顿时失去了控制,然后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ame " 景 "
景,「前辈,干得漂亮!」
不知何时已经站起来的新藤一边说着,一边向那个摔倒的白痴跑过去。
当然,我也紧随其后。
ame " 景 "
景,「撞倒人之后,还想就那么逃走胆子还真不小啊」
ame " 景 "
景,「还有,把我的提包还给我!」
#say站在那个倒下呻吟着的男人身前,她突然就指手画脚起来。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本应该在新藤手中的提包和摩托车一起躺在了路上。
;.message#say 1370#say #say #say よく見ると、新藤の肩にかかっていたはずのバッグが、原チャリとともに道路に転がっている。
ame "京 介"
京 介,「说起来,从冬天起就听说骑摩托车的飞贼」
原来不是普通的白痴,而是飞贼吗。
还记得身边的谁说过受过害之类。
#say飞贼先生虽然是痛苦的直呻吟,这也只是报应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没受伤吧?」
ame " 景 "
景,「没事,仅仅是臀部被碰了一下而已」
ame "京 介"
京 介,「那么,总之先喊警察吧……」
我拿出手机。
;(ここの表示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し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
ame "京 介"
京 介,「真是不得了的家伙啊,要是弄脏了我重要的女演员该怎么办」
ame " 景 "
景,「请不要用那种“弄脏了”的说法好吧」
ame "京 介"
京 介,「是是」
ame "京 介"
京 介,「总之先把这个笨蛋送给警察好了」
;■男の立ち絵は不要。
ame " 男 "
+#say 景,「咕……」
;(表示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し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
啊啦,站起来了呢。
看起来还很年轻的男性……大概比我大三四岁吧。
而且那一脸傻相可真是笑点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你退下」
这种人会做什么完全不知道。
;■真剣
ame " 景 "
景,「该退下的是前辈你哟」
ame "京 介"
京 介,「哈?」
ame " 男 "
+#say 景,「该死的……多管闲事!」
;(「余計な真似しやがって」
咚!
胸口突然传来的冲击感让我不由的蹒跚着顿后了几步。
ame " 景 "
景,「不是说了让你退下了吗」
拍飞我的并不是飞贼,而是新藤。
她转过背躲过想要抓住她前襟的那男人的手
然后就在男人伸手的空档,咚的踏前一步——
那一刻,我确实听到了空气被切开的声音。
;★イベントCGがいいけど、ハイキックは描きにくそうかな……。一考。
;(ここの演出には注意し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などにも)
而下个瞬间,新藤如鞭的腿已经命中了那男人的脸。
到底是从哪学到的这种本领,在这空手道部也算是极强的上段踢啊。
ame " 男 "
+#say 景,「咕……」
飞贼哀号一声,然后就那么倒下了。
ame "京 介"
京 介,「好厉害,小景好帅哦!」
ame " 景 "
景,「别叫我小景好吧」
新藤放下脚,好像什么事都没一样说道。
ame " 景 "
景,「比起这个……要逃了!」
ame "京 介"
京 介,「唉,怎么?」
ame " 景 "
景,「稍微做得有点过分了」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
说起来确实是。
被开着的摩托车撞倒,就算对方是犯罪者也不能踢到人家昏倒吧。
就算并非如此,被警察盘问也是麻烦的很。
ame "京 介"
京 介,「那么就马上撤吧」
于是——
我们迅速的撤离了喧哗起来的商店街。
这样的事,偶尔还满有趣的啊。
;■シーン転換
;■背景:公園(夏、19時(夜
ame "京 介"
京 介,「呼~,累坏了」
在跑到这公园的时间中,太阳已经完全沉入西山了。
几乎一直都在全力奔跑,全身汗涌如注。
ame "京 介"
京 介,「啊,新藤,没事吧?」
ame " 景 "
景,「什么?」
ame "京 介"
京 介,「呃……」
ame " 景 "
景,「啊啊,没事的」
;■苦笑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只是一不小心就忘掉了膝盖的事情而已……」
ame " 景 "
景,「就好像是意识的自我保护那样的东西吧,踢的时候和跑的时候,已经都有注意省力吧……大概」
ame "京 介"
京 介,「…………」
那上踢脚都没有使出全力吗……。
真正上场的时候不是就想要拳王腰带了吧?
ame " 景 "
景,「啊~,但是清爽了呢」
新藤看起来十分高兴。
ame " 景 "
景,「那种人就不能原谅啊」
ame " 景 "
景,「仅仅飞贼也就算了,做了还想逃绝对不能饶恕不是吗」
ame "京 介"
京 介,「……当然,我们什么坏事也没做哦」
;(笑い方が「少し」
ame " 景 "
景,「虽然有些乱糟糟的呢」
#say说着,新藤浮起一丝微笑。
无论怎样,她的心情好起来最重要。
虽然感觉用那种暴力的行为来放散压力有点问题……。
而且说起来,动员会这件事都烟消云散了的感觉……嘛算了。
而且新藤也笑着不是吗。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して。もちっと爽やか系の顔で?)
ame " 景 "
景,「稍微心情好些了呢……」
她轻轻掂了掂脚然后跳了一下,站到了我的身边。
虽然有些孩子气但美丽的脸离我很近。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顔を赤らめさせる?)
ame " 景 "
景,「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嗯」
我,稍稍有些动摇了。
;■照れ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のこと。顔を赤らめさせる?身体の向きの変化にも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今天……谢谢你了呢」
会不会就这样吻过来呢——
虽然这么想,但也只是我的妄想而已。
;(背中を向ける、ここの演出はしっかりと)
新藤转过身去。
;■優しく
ame " 景 "
景,「明天见」
这仅有的一句的告别——
便是在这摄影毫无进展的一天里,最让我高兴的一句话。
第二章_day7
;■<2章:7日目>
;■背景:廃墟(夏、16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雨宫优子<嚱服(夏)
;(カメラフレームから入ってますが、おかしなようならトルこと。さらにここ、背景の切り出しの連続カットで?)
;(街の全景からイン?)
曾经,这个城市降临过一场巨大的灾难——
掠过大海的寒风卷出旋涡,刺耳的声音响彻冬夜的城市。
在大规模地震后的城市里,倒塌的建筑物中人们瑟瑟发抖,寒风嘲笑着他们,不断将火之恶魔带到各处。
那个夜晚的情形,据说凄惨到无法描述的地步。
那不详的赤炎燃烧着,燃烧着,就算半夜下起雨来也毫不停息,仿佛连天空都要烧灼了一般……。
城市被残暴的蹂蹑,无数的声明悄然逝去。
然后,时光流转——
;■御影チェック
ame "京 介"
京 介,「那爪痕还余息尚存……」
不知是因复兴计划的预算而放置了,还是单纯的开发迟缓。
在这一角,还残存着灾害的模样。
小的时候被说过不要靠近倒塌的建筑物。
现在看起来也多少有些危险……。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到底跑到哪去了啊」
放学后,我们——具体的说,是我想拍些奇怪的风景来到这里。
但是分明应该是在这寂寞的景色中和几乎不发一语的新藤走着的,但不知何时就走散了。
好奇怪——
仅仅一会,真的只是仅仅一会没有注意新藤的身影便不见了。
总不可能是迷路啊。
;(もいっこ後でフレームはずす?)
ame "京 介"
京 介,「真是安静啊……」
;☆(次のCGみたいなところにもスクリーンはかけるべきか?ここはよくよく考察して)
;(特殊なインをしてます。気を付けて)
我放下摄像机,环顾四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全体的に一歩ずらす?)
这里安静的完美,安静到几乎不会认为这儿还是音羽。
安静到恐怖——倒不如说是,十分恐怖。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320#say #say #say 昼間だっていうのに、なんでこんな不気味な雰囲気が漂ってるんだ。
分明还不到晚上,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协调的气氛。
ame "京 介"
京 介,「就算是夏天……也不该在这种时间开试胆大会吧」
;.message#say 330#say #say 京 介#say 「いくら夏だからって……こんな昼間から肝試しとはね」
第一,试胆大会要和女孩子一起听她呀呀的叫着才有意义啊……。
ame "京 介"
京 介,「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
虽然不认为这世上能有可以诱拐新藤那样恐怖的女孩子的人……。
但在这种地方丢下她一个人确实很糟。
;(フェードの仕方には注意して)
手机……果然是没有信号啊。
ame "京 介"
京 介,「新藤~!喂~!」
ame "京 介"
京 介,「小~景,出来吧~!」
…………
……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ここで手を下げさせる必要はない?前のを続行で?)
果然不在啊。
我也没做什么惹人厌的事情,也不会是生气回去了啊。
;(表示タイミングは注意して)
ame "京 介"
京 介,「嗯~,到底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
分明不是天气炎热,但汗珠却越来越多。
这里是大量的人失去性命,被忘掉被被舍弃的地方。
所以,肯定哪里有些不同。
空气的味道——时间的流动,都并非寻常才对。
ame "京 介"
京 介,「不早点找到新藤的话……」
;(表情、注意して。a02表情でも?)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
ame "京 介"
京 介,「…………」
ame "京 介"
京 介,「雨宫……优子?」
好像融合在坏掉的街市中一样,一名黑衣的少女站在了我的眼前。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是我的台词好吧
——虽然我想这么说,却张不开口。
十分自然的,几乎就是这寂寞风景的一部分的她,不知为何让我有些压力……。
;■真剣
ame "优 子"
优 子,「不行的哦,呆在这种地方」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你这么说」
既然来了也没有办法。
ame "优 子"
优 子,「这里拥有的,只有已经结束的过去的残骸」
ame "优 子"
优 子,「没有给你看的有趣东西,只是浪费时间,回去的好哦」
ame "京 介"
京 介,「但是,新藤还没」
虽然觉得雨宫说的没错,但总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回去。
ame "优 子"
优 子,「新藤? 新藤景小姐吗?」
雨宫优子歪了一下头。
;■御影チェック
;(ここの优子の表情は注意して。b01まで続行させて良いのかも)
ame "优 子"
优 子,「最后,摄影得到同意了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算吧,说起来,你认识新藤吗?」
ame "优 子"
优 子,「不……只是听宫子和广野先生提到过而已」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このa05の使いどころに関しても)
ame "优 子"
优 子,「嘛,总之走吧」
ame "京 介"
京 介,「现在的话,邀我约会有些困扰啊」
;■笑顔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这是您的遗言吗?」
这个笑容恐怖无比。
;■真剣
;■御影チェック
ame "优 子"
优 子,「笑话就开到这里,赶快去找新藤小姐吧」
;■御影チェック
;■シーン転換
;■と言っても、背景は変わらず。白フェード。
;(実際は歩きスクロールが入る、、、はず)
雨宫优子踏着如羽毛般轻松的脚步,毫无迷惑的向前走着。
好像完全不害怕周围令人毛骨悚然的空气。
ame "京 介"
京 介,「雨宫你经常来这附近吗?」
ame "优 子"
优 子,「怎么可能,我也没闲到那种地步哦」
ame "优 子"
优 子,「只是……」
雨宫寂寞的微微一笑。
ame "优 子"
优 子,「……因为这里是引人怀念的地方」
ame "京 介"
京 介,「怀念……?」
在城市变为燎原之前,住在这附近的吗。
用广野的话,雨宫应该要比我们年纪要大,所以并不是不可能。
说不定会有些特别的回忆在吧。
ame "优 子"
优 子,「为什么觉得怀念,我倒是也完全不明白哦~☆」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
刚才的不是认真模式吗。
ame "优 子"
优 子,「不不,其实我呢,记忆力很差的哦」
ame "优 子"
优 子,「以前的事情,总会微妙的忘记」
ame "京 介"
京 介,「这个已经跨越了爱忘事的程度,进入白痴等级了啊……」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我说你,难道刚才是在认真的取笑我吗?」
;■笑顔
;(表情、注意)
ame "优 子"
优 子,「就算如此,我也是算是姐姐的哦」
这个最不可信。
在旁边走着的雨宫优子,无论怎么被太阳晒着,在这炎热中也不出一滴汗。
难道是当上一流的女演员或者模特的的话,再热的天拍摄也不会出汗的那种?
能怪到这种地步的女生,我真是闻所未闻。
ame "优 子"
优 子,「啊啊,堤先生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年纪大的女性的憧憬」
ame "京 介"
京 介,「没有那种东西」
我对雨宫的话一笑了之。
ame "京 介"
京 介,「憧憬什么的跟我无缘,如果真的喜欢的话,我肯定会直接冲上去」
一直抱着单方面的感情,沉闷着之类我才不要。
所以,就算碰碎也好直接一点更让人愉快,也不会浪费时间。
;■呆れ
ame "优 子"
优 子,「真的该说是积极呢,还是不知畏惧呢」
ame "京 介"
京 介,「人生、可是没有慢吞吞的余裕的哦?」
ame "优 子"
优 子,「正如所言」
;(表情、注意して)
ame "优 子"
优 子,「不过……」
不知为何,雨宫优子歪了一下头。
她一边想着该说的话,一边缓缓的走着。
——在墓地一样的街道上走着的黑衣少女啊。
可能是构景太好的原因,我反而失去了拍摄的心情。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こだけはフェードを止めずに押し切るか。
ame "优 子"
优 子,「堤京介先生」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150#say #say #say 雨宫は、足をとめて微笑する。
;■真剣
ame "优 子"
优 子,「你真的恋爱过吗?」
ame "京 介"
京 介,「干吗啊这么突然」
ame "京 介"
京 介,「话说在前面,我比广野之类要经验丰富的多」
ame "优 子"
优 子,「不,并不是数量的问题哦」
雨宫摇了摇头。
ame "优 子"
优 子,「你真的喜欢过谁吗?」
ame "京 介"
京 介,「…………」
那种事情,我不知道。
自己的心情是真是假,根本都没有确认过吧。
雨宫盯着不回答的我——
;■御影チェック
;(ここ、イベントCGからの切り出しで?)
突然伸出了手指。
ame "优 子"
优 子,「……找到了哦」
;(もいっこ前からイン?)
在黑衣少女指向的地方,她在那里。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の前に解除しないと駄目だよな。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啊……」
;■笑顔
ame "优 子"
优 子,「那么,接下来就交给年轻的两个人单独相处吧」
ame "京 介"
京 介,「你是婚介所的大妈吗你」
雨宫并不回答,而只是微笑着向新藤走过去。
;(ここの演出は注意して。スクロール、切り出しも絡めて)
两名少女靠近,然后擦肩而过。
ame " 景 "
景,「……你是?」
;■微笑
ame "优 子"
优 子,「我是——雨宫优子」
ame " 景 "
景,「雨宫……?」
ame "优 子"
优 子,「嗯,有缘再见吧」
她笑着说过之后,雨宫优子便穿过新藤消失在了废墟的尽头。
……………………
…………
……
;■背景:砂浜(夏、17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波浪拍打的声音温柔的耳边回响。
微暖的海风,沙沙响着的沙滩,让我有着异样的安心感。
就算这海边什么都没有,也会比那个鬼城有着更多的真实感。
;■無表情
ame " 景 "
景,「太阳落下去了,却还是很热呢」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
无事找到新藤倒是不错,但她却好像在想些什么。
本来想换下心情而把她带到了海边,但还是有些疙瘩的样子。
;☆(ev02_062a01の使いどころはしっかりと)
ame " 景 "
景,「刚才的雨宫是认识的人吗?」
由于太无聊,新藤张口问道。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嘛总之算是认识」
ame " 景 "
景,「那个人就是雨宫小姐啊……」
ame "京 介"
京 介,「嗯,你也认识么?」
ame " 景 "
景,「不是——」
ame " 景 "
景,「以前,哥哥提到过这个名字,所以……」
ame "京 介"
京 介,「……哥哥,吗」
ame " 景 "
景,「啊……」
新藤的脸瞬间红透。
ame " 景 "
景,「想,笑话你就笑吧,以前就是这么叫的没办法好吧」
ame "京 介"
京 介,「我也没说不好啊,不无所谓的吗,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ame " 景 "
景,「……你真的这么想?」
ame "京 介"
京 介,「你注意来注意去不累吗」
说着,我对她笑了一下。
;■真剣
ame " 景 "
景,「说的……也是呢」
;■感心
ame " 景 "
景,「偶尔前辈也会说些正经的话呢」
ame "京 介"
京 介,「嘛,还说刚才的,雨宫是广野介绍给我的哦」
那时刚刚离开摄影研究部不久的事。
跟广野打电话时,说笑说「介绍可爱的女孩子给我认识」,就真的接受然后介绍给为我了雨宫
去拜托广野这种事,大概当时的我太累了吧。
ame "京 介"
京 介,「对于我来说只是朋友——?嗯~,感觉也不算是什么朋友」
ame "京 介"
京 介,「嘛,不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就是」
;■睨み
ame " 景 "
景,「谁也没问那种问题」
说的也是。
就算真的我和雨宫是情人也和新藤没有任何关系。
我找什么借口呢我?
;■ここから砂浜(夕景)にするか
ame " 景 "
景,「今天的摄影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呢」
ame "京 介"
京 介,「是啊~」
总之也不能拉着是女孩子的新藤到太晚。
ame "京 介"
京 介,「不过真是遗憾呢,今天拍摄的差不多都要束之高阁了」
ame " 景 "
景,「是吗?」
ame "京 介"
京 介,「那个废墟的气氛,稍微有些异样的过分吧~」
至今为止的储备和今天的影像很难联系起来。
虽然编辑的时候可以试验下,但毫无意义的卖奇特也没有。
ame " 景 "
景,「呐,前辈」
ame "京 介"
京 介,「是是」
;■真剣
ame " 景 "
景,「我呢,这么想」
;(波の演出は注意して)
哗哗哗,一个大浪拍过来又席卷而去。
;★波打ち際の寄り絵(キャラ無し)を一枚用意しておくか?
;海は1~4章通して登場頻度が高そうだし、演出時に繋ぎの絵として使えるかも。
在那一瞬的静寂中,新藤张开了嘴唇。
ame " 景 "
景,「数年以前,音羽的街市全部都是那样的废墟过是吧?」
ame "京 介"
京 介,「啊啊,好像十分严重的」
我的老爸去取了材,那时的报道和资料我也读过一些。
ame "京 介"
京 介,「虽然我没有实际体验过……」
ame "京 介"
京 介,「大概,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吧」
ame " 景 "
景,「但是……城市却复活了」
我点了一下头。
ame "京 介"
京 介,「人类这种生物,不懂得什么叫做放弃啊,无论是怎样的逆境都会努力的爬出来」
这并不仅仅指音羽,全人类的历史都证明了这点。
ame " 景 "
景,「嗯,看到你就会这么想」
ame " 景 "
景,「就算被摄影研究部赶出来,无论怎样也追寻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好厉害呢」
ame "京 介"
京 介,「……你在企图什么?」
ame " 景 "
景,「夸奖你而已!别说我像还有什么阴谋吧!」
ame "京 介"
京 介,「哦哦,那还真是失礼」
ame " 景 "
景,「真是的……」
新藤用十分厉害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挿入位置、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我也差不多该动起来了呢」
她浮起一个平静的微笑。
ame " 景 "
景,「时间不停流逝,不能一直止步不前呢」
ame "京 介"
京 介,「怎么,突然大彻大悟了?」
ame " 景 "
景,「因为从今往后,积极到乱来的前辈也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错哦」
不明白究竟是在夸奖还是在取笑的口气。
但是,她的笑容却没有消失。
;(ここの表情、注意して)
ame " 景 "
景,「我……」
;■苦笑
ame " 景 "
景,「我…大概休息的太久了吧……」
ame " 景 "
景,「堤前辈那样的人都不服输努力着,我可不想输呢」
ame "京 介"
京 介,「难道是,讨厌失败的本性终于出现了吗?」
ame " 景 "
景,「哼嗯,别管我」
虽然口气充满了挑战,但她确实在微笑着。
京 介,「我觉得你没有止步不前啊,不是这样跟我合作着吗」
;■不安
;(ここの表情、注意して)
景,「现在只是被堤前辈拉着走而已……」
京 介,「慢慢来就好,总之我还想让你配合我的摄影呢」
;■微笑
;☆(視線、注意して。京介に向けさせる?)
景,「是啊……」
;(カメラ向けるタイミングが違う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とりあえずここから)
柔和的海风抚摸着新藤景,而她静静的看着水平线的彼端——
;(ここはパネル解除する必要は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而我直到胶卷用完为止,都一直拍摄着她的身影。
;(1クリック移行防止のため、画像を一枚挿んでます)
;(ここはパネル解除する必要は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
#title 第二章_day8
;■<2章:8日目>
;■背景:京介自室(夏、7時
;■    堤京介 <嚱服(夏)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京 介,「嗯……」
微弱的鸟鸣,以及见缝即插的日光叫醒了我。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京 介,「真热~啊……」
从床上坐起身,穿在身上的T血由于汗而紧紧贴在身上。
还有时间,去洗个澡好了。
京 介,「哟嗯」
站起身来,脱掉被汗浸透的T血。
京 介,「…………」
;■SE:カーテンを開ける音。
;何か画面効果必要。
;■空
窗外是透彻清丽的一片苍蓝。
仿佛无垠的天空。
鸟儿的声音温柔的回响,微风抚过树叶轻轻摇动。
京 介,「世界真美丽……啊」
把这个风景——只会把世界切成电影的我到底算什么啊。
;■回想
优 子,『你真的恋爱过吗?』
谁知道呢,究竟怎样呢?
;■回想
景,『时间不停流逝,不能一直止步不前呢』
当然如此。
想望忘记的事情,忘掉就好。
至少我一直都是这样。
忘记日常的琐事,逃进电影的世界里面。
擅长忘掉那些讨厌的事情,麻烦的事情。
但是现在,却好像有什么开始摇晃。
有什么确实地在……。
;■背景:教室(夏、11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ちょっと遅すぎるな。
;■ 直前の展開があるにせよ、ギャグ曲をかけるからには早めに。
;(教壇に先生がいるので注意。イベントCGから切り出すか、この背景から切り出すか?)
今天,第四节的英语变成了自习。
当然给出了作业,不会让你白白玩过去。
作业是阅读理解。
难度比较多,普通的学生就算花一个小时也不一定能够全部回答完成。
京 介,「唔~嗯……」
虽然这么说,这边现在也是苦战中。
我虽然文科理科大体都不错,但只有英语稍微有些头痛。
特别是阅读理解,只读问题本身就会画不少时间……。
宫 子,「那么,堤堤,来读答案吧」
京 介,「……不要」
还不到20分钟啊。
;■考え込み
宫 子,「总之,先把全文翻译成日文看下——」
京 介,「等下等下,我还远没完成呢,没有对答案的必要吧」
交上去的话,老师不就给分数了嘛。
宫 子,「我也会有些不太清楚的地方啊,想要现在搞明白啊」
京 介,「我说你,难道不知道我英语不好吗」
;■笑顔
宫 子,「那时和其他学科相比而言,不是吗,虽然还赶不上我,但已经很强了啦」
京 介,「承蒙夸奖」
感觉被狠狠的取笑了。
……………
……
;■真剣
;(三点が前に入ってるので、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宫 子,「堤堤只是讨厌读长篇文章而已啦,单词和语法的基础都不错,也有理解力」
宫 子,「如果没有觉得自己差的意识的话,阅读会成为得分源的哦」
京 介,「哈,是吗」
和宫村交换了一下意见之后,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我再次确认这家伙年级第一的位置不是浪得虚名。
虽然看表面想像不出,但脑子转的相当快,而且也有很好的直感。
;■笑顔
宫 子,「距离最后关卡还有半年左右呢,大概可以做到的啦」
京 介,「嘛,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做些什么的」
宫 子,「那么,这件事就此结束,我们来谈下个话题」
京 介,「下个?」
宫 子,「不是这比较好吧……」
宫 子,「小佐~木,抱歉,等下能把这个交出去吗~?」
宫村说着,把两个人的答题纸递给了附近坐着的女生。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向毫无讨厌表情而接受的佐佐木道了一声谢后,宫村站了起来。
真够受的,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啊。
;■背景:屋上(夏、12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ため息
;(ev02_038a01で、京介をトッたバージョンのを?)
;(モブみやこ×京介の流用も考えてインを?)
宫 子,「……其实昨天,和紘君吵架了」
京 介,「说起来……既然交往自己会偶尔吵架的吧」
我还以为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想要说什么呢。
就算再怎么聪明,陷入爱情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啊。
;■不安
;(みやこの表情は注意して)
宫 子,「然后呢,就想到听听打情骂俏的专家的意见……」
京 介,「打扰一下~,那是指谁」
宫 子,「京介是每周会被女生骂7天的男人——他这么说过哦」
京 介,「广野那混蛋……」
到底吃错什么药了。
就算这是事实,最近骂我的可是广野你的青梅竹马啊喂。
京 介,「啊~,那么吵架的原因是?」
再怎么说也知道自己是在打情骂俏,不会太严重。
宫 子,「嗯~」
;■寂しげ
宫 子,「和紘君呢,曾经作过一个约定」
宫村的口气有些吞吞吐吐。
这家伙会这样说话倒是第一次见。
京 介,「约定?约定什么?」
;(ここで中距離使って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んが、ちと保留)
宫 子,「到了夏天呢」
宫 子,「抽出时间休息,一起去哪里玩这样……」
京 介,「原来如此」
京 介,「虽然约定了,但还是不能去是吧」
宫 子,「嗯……」
宫村的脸覆上一层阴云,沉默起来。
对于当事人是很严重的问题吗……。
京 介,「这不是没办法的吗?你之前不也说过了吗,工作增加了如何」
广野并不是为了玩而画漫画,他已经放弃学园没有退路了。
宫 子,「嗯……」
而且,最清楚这个应该是宫村吧。
;(身体の向きを変えさせてます。注意して)
宫 子,「但是…呢」
求求您饶了我吧。
;■泣き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宫 子,「分明约好的……」
;(目線注意されたし)
宫 子,「一直期待着的……所以我,才努力着……」
你只要哭就可以了。
虽然广野又笨又乖僻,但肯定会温柔的安慰你的吧。
;(表情、ポーズには注意して。目線もこの後、変えさせる?つーか、涙を足す必要あんのか?この後の地文みると、、、)
宫 子,「抱歉呢,分明跟堤堤也没有用呢」
宫 子,「但是,不对谁说下的话,我……」
这样说出想说的话,至少会稍微轻松一点。
但是——
有一个女还,就算哭泣,吐露出自己的心声也无法前进。
到她选择出她该走的路究竟会到何时呢。
……………………
…………
……
;■背景:屋上(夏、13時
;(背景のCG、別なのに変える?屋上、いろいろバリエーションあるので)
作为听她话说的谢礼,以及「不要说我哭过」这封口费,宫村把钥匙给了我然后回到了教室
我也并不是十分喜欢孤独,拿了这种东西也不会有什么用。
啊啊,把新藤带到这一次拍摄下说不定会不错。
京 介,「然后,干什么呢」
第四节课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午休时间。
午饭之前,总之联络一下吧……。
我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紘,『喂』
;(CGは夕設定ですが、昼に修正してもらうこと。さらにこの前、切り出しをちょっと挿む?)
京 介,「喂~,紘~君?是我哦,为什么最近~都不给我打电话的啦~?」
紘,『……宰了你哦』
哦哦,这越过电话扑面而来的杀气。
京 介,「嘛,开场到此为止」
紘,『少突然就回复正常啊~你丫』
紘,『倒~是,我根本没有跟你这种白痴学生胡闹的时间』
老样子话不遮掩的男人啊。
京 介,「我有一个问题」
紘,『有话快说,我这边忙的很」
附带急性子。
京 介,「广野,我说你啊」
京 介,「工作和女人哪个更重要?」
;■怒り
紘,『……哈?』
哦,比刚才更浓的杀气。
紘,『重要不重要,我可不想被你问这种问题』
京 介,「我也不想这么做啊,你的女朋友太烦人而已啊」
紘,『……那白痴又做了什么了吗』
京 介,「然,怎么样?都重要的回答断固拒否哦」
紘,『…………』
紘,『哪个更重要——什么的,这不废话吗』
紘,『宫子』
毫无迷茫,广野清楚的说了出来。
京 介,「这句话,跟她本人说过吗?」
紘,『哈,少说傻话』
猜就如此。
如果说的话,就不可能吵什么架。
ame " 紘 "
〖就算我想说也不能说啊,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专业的漫画家了』
紘,『再说了,哪个更重要这个根本没有可比性,大概这是这世界上最笨蛋的问题』
京 介,「也是,当我没问」
紘,『废话嘛,笨蛋』
京 介,「…………」
广野还真是有足够的根性啊……。
紘,『啊啊,对了』
紘,『有点事情想问你,你最近——』
然后不自然的没了声,让人不适的沉默在电话间流动着。
紘,『不,还是算了~』
京 介,「是吗」
想说什么也大概猜的到——
京 介,「那么,差不多该挂了,工作中抱歉了」
紘,『你该很抱歉』
到最后还是丢了一句讨厌的话,广野挂断了电话。
;(ここ、ev02_068a03の目つむりを挿む、、、ってのを頭に)
就算离开学园,他还是没什么大改变啊。
笨,乖僻,不过实际却相当为人着想。
对于妹妹一样的存在的新藤,那家伙不可能不介意。
;■シーン転換
;■背景:教室(夏、16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切り出し挿んで、このCGにイン?)
铛~叮~铛~咚~。
今天也是无事上课完成。
宫村她,呃。
被朋友们围着在说些什么。
宫 子,「啊哈哈哈~,小佐木原来是外攻内受哦~」
虽然不明白她说什么,但看起来总之恢复正常模式了。
太好了,太好了。
那么,我就该去迎接我凶暴的公主大人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京 介,「嗯?」
京 介,「喂,请问找谁」
景,『我是新藤』
京 介,「哦,我正要去你教室呢」
景,『看来真的是正好呢』
京 介,「哈?怎么?」
景,『今天,我有点……咳咳……』
京 介,「怎么,难道感冒了?」
景,『嗯,稍有一点……』
说起来,昨天吹了很久的海风的啊。
景,『果然是放弃部团活动体力下降了的原因吧,身体好像软弱了许多』
京 介,「现在,在自己家?」
景,『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京 介,「那~好,我去看望你好可」
景,『想来也可以,我发着烧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唔~,虽然不太明白但十分可怕。
就算是看望也会对她造成消耗的吧。
京 介,「呃~,那么今天的摄影就中止好了」
景,『烧已经退了,明天就会去学校了吧』
一天就全好的话,还真是不死身啊。
京 介,「我知道了,保重身体」
;■弱々しく
景,『……谢了』
挂断电话,把手机放进口袋。
新藤新藤真的会明白什么事都没的来上课吗。
拍摄电影,因为突发事故而停止摄影很常见。
而且——我也不得不抑制下我心中的迷茫。
雨宫优子的话,海边看的新藤的表情在我闹中不断回旋。
心灵的迷茫会如实的在电影中表现出来。
为了帮助我的她,不能拍这种不负责的东西。
顺便换下心情,去作点别的好了。
一个人以后能做到的事情,有很多。
;■シーン転換
;■ここより景視点
;■背景:景自室(夏、16時
;■    景自室<嚱服(夏)
景,「呼」
放下手机,轻轻叹了一口气。
堤前辈,就算我联络他很突然也很没有责怪我一句。
说起电影导演的印象,一直是单手拿着扩音器喊来喊去的样子……。
而前辈生气的样子,却怎样都想像不出。
景,「和咯咯不一样呢……」
那个男人可是特别喜欢生气的啊。
景,「……嗯?」
啊~,不行不行。
已经决定要忘记的。
那个差劲的堤前辈都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不可能做不到。
景,「千寻……」
坐到电脑前,打开邮件软件。
痛苦的事,悲伤的事,这些束缚着我的枷锁总有一天会被折断。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我一定会斩断给他们看。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能做到吧?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景,「……邮件,不写不行呢」
牵挂着异地而居的我们姐妹两个的,唯一的红线。
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让它断掉。
我对于千寻来说,说不定也是她有力的支柱。
;■御影チェック
;■シーン転換
;■ここより京介視点
;■背景:商店街(夏、16時30分
;■    堤京介 :制服(夏)
;■    雨宫优子<嚱服(夏)
;(切り出し、変なようなら修正を。もしくは、ビデオフレーム画像から入って、この切り出しに?)
想要拍出从来没有看过的画面。
我也十分清楚我的技术和经验还十分不足。
正是因为如此,才要有高的目标。
即使明白自己所追求的过于遥远的话,路程上也会充满艰难险阻。
优 子,「那个~」
;(CG表示のタイミングにも注意して)
;(音声やイベントCGによっては前に戻すこと)
京 介,「嗯?怎么?」
雨宫优子一脸疑惑表露无遗。
优 子,「我到底要跟着你到什么时候才好呢?」
京 介,「唉,不跟随我走到最后吗?」
;■微笑
优 子,「作为托付一生的人的话,你还差的很远」
京 介,「说的还真是过分啊……」
虽然我对在教会晃悠时强行拉你出来感到抱歉。
但,这话也太富有打击力了。
优 子,「做什么来着……拍摄实景?」
京 介,「对对」
“实景“指的就是不是拍摄特定的人物而是风景或者小东西之类。
特别作为剧情间的联系,纯风景的剪辑必不可少,这如果不够的话编辑的时候就要堕入地狱了。
总之尽量的往前走,把能够看到的风景完整的收入摄影之中。
优 子,「为什么这种事我非得陪着不行呢?」
京 介,「以前呢,一个人拍实景走着的时候,被警察举报过啊,哈哈哈」
;■呆れ
优 子,「很好笑吗」
京 介,「不知被哪个女孩说、『有变态拿着摄像机跟着我』然后片警就过来了」
优 子,「说不定,那女孩子说的没错」
京 介,「那女孩只是偶尔被拍到而已啊」
都要被警官带走的时候,还好别的摄影研究部的朋友跑了过来……。
一个人拿着摄像机晃来晃去,怎么想都觉得可疑。
不能期待今天再有援军,保险起见就把雨宫带了出来。
京 介,「反正雨宫你不是闲的很吗?」
;■怒り
优 子,「不得不做的工作有很多的哦」
京 介,「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笑顔
优 子,「填补大家心灵的缝隙」
京 介,「你是哪的上班族吗……」
优 子,「啊啦,真无聊的反应」
京 介,「嘛,我也没心思深究就是了」
特别对于是对女孩子的时候,是否想隐藏自己真正的心意。
是否真的想要让人知道。
这两点不明确的作出判断的话不行呐。
优 子,「只是,不知为何……」
京 介,「嗯?」
;■真剣
优 子,「在这个城市的工作,不会再持续太久了的感觉」
莫名的雨宫优子高兴的笑了起来。
京 介,「最近要调动工作了吗?」
优 子,「呵呵」
雨宫优子只是不停笑着——
我不由得放下了拍着街市的镜头。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して。ここは20で?)
京 介,「那个,回答你之前的问题」
优 子,「嗯?」
京 介,「放弃部团,依然继续拍着电影的路对我来说,从没迷惑过」
京 介,「但是,被女生拒绝之后——从来没有一次紧缠不松」
优 子,「是因为其实并不喜欢吗?」
京 介,「谁知道呢」
京 介,「不过——」
想去屋顶上宫村哭泣的表情。
正是认真爱着对方,打破约定时才会不甘心到想哭的地步。
那就是真正陷入恋情的人的样子。
京 介,「我对于电影的心情更强一些吧」
至今为止分手过的女孩子,估计也都察觉到了这一点了吧。
优 子,「你真的这样就好吗?」
京 介,「那个我也不知道啊」
唰唰……微风轻轻拂起雨宫优子的流海。
;■寂しげ
优 子,「人的心……只有梦想的话是装不满的哦」
;■背景:京介自室(夏、23時
;■    堤京介 <嚱服(夏)
啪嚓一声,自动铅笔芯碎掉了。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次の地文で?シャーペンを放り出す効果音も?)
京 介,「切……」
啧了一下嘴,把铅笔扔到笔记本上。
开始学习快有两个小时了。
稍微休息一下吧……。
京 介,「呼~啊」
;(机の上とかにノートがなかったりするけど、片付けたっちゅーことで)
;(ベッドが軋む効果音を?)
打着哈欠躺到了床上。
虽然今天摄影休息了,但还是发生了不少事啊。
光有梦想不行,吗……。
说不定雨不过だけど——
……………………
…………
……
;■白バックでいいかな。
;(白からのインの場合、きれいに移行できるように注意して)
???,「妈妈呢,其实以前,是女演员哦」
京 介,「女演员?」
啊啊,怎么。
好久之前的光景……。
???,「是哦,来,看看这个」
;■御影チェック
;■ バグにしか見えないそうで。
京 介,「…………」
京 介,「啊」
京 介,「那个,那个是妈妈吗?」
是啊,那还是我小时的记忆——
记得,季节应该是夏天吧。
长久不在家的母亲,经过数月从医院回来。
;.message#say 3120#say #say #say 長らく家を空けていた母が数ヶ月ぶりに帰ってきた。
虽然这么说,母亲也只是什么都没法做整天躺在床上而已。
有一天。
母亲难得的起床,把一卷电影胶卷给了无聊的我。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母 "
母,「很漂亮吧」
;■御影チェック
;;■得意げ
ame " 母 "
母,「当然妈妈本来就很漂亮,但导演真的很棒,我呢,想要一直出演这个人的电影呢」
ame " 母 "
母,「也就是甜菜啊,感觉就像是为了电影而存在的人一样」
京 介,「呼~,好厉害呢~」
那个时候的我,大概还不懂那些细腻的问题。
但那晚霞下的古街。
推着自行车走着的年轻母亲的身姿,就算是小孩子也懂得其中的美丽。
ame " 母 "
「所以呢,这个电影是妈妈最喜欢的呢」
——而现在我明白了。
虽然母亲经过舞台走入电影圈,但都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而无法十分活跃的事。
以及,和父亲的结婚为尚未萌发的演员生活画上了句点,从荧幕上消失的事。
ame " 母 "
「小京,妈妈呢,虽然只有一瞬却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京 介,「梦想?」
ame " 母 "
「对,梦想」
ame " 母 "
「也希望小京你能实现呢,不是伟大的梦想也无所谓,自己真正希望的梦想……持续不停的梦想……」
那时的母亲的笑有些寂寞。
小孩子的我因为不想看到那种表情。
便说了,我会实现。
分明那时还没有发现自己究竟该实现什么样的梦想。
;■御影チェック
ame " 母 "
母,「谢谢你,小京」
就算如此母亲还是温柔的笑了起来,抚摸着我的头——
;■通常背景
京 介,「…………」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无杂念的对话大概就决定了我人生。
虽然听起来傻傻的,但也没办法吧。
因为,那个是——
;■黒バック
和母亲最后的对话。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title 第二章_day9
;■<2章:9日目>
;■背景:商店街(夏、16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京 介,「已经没事了吗?」
景,「就你看觉得哪还有问题吗?」
就算是开玩笑说出「脑子吧」之类的话,肯定会瞬间腥风血雨的吧
如新藤所言,她只是休息了一天,就正常的来上课了。
放学后,开始一如既往的摄影时,新藤看起来也精神很好。
京 介,「总之身体好起来就好,嗯,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ここ、02表情でも?)
景,「不用你担心,我也不会以生病的理由逃掉的」
说着,用看恶人的目光看过来。
京 介,「说得跟我只担心电影似的」
景,「不是吗?」
京 介,「唔~……虽然不能明确的说不是,但感觉又不太对」
景,「算了啦」
京 介,「嗯?」
这时新藤景声音的温柔几乎让我以为那不是她。
;■真剣
景,「堤前辈的话,毫无迷惑的单纯考虑电影的事就好了」
京 介,「你又说些毫无道理的话啊……」
我苦笑着,继续用镜头追寻着新藤的身姿。
是因为最近一直都在看着她的原因吗?
京 介,「新藤、你出了什么事了吗?」
从新藤景身上感到有些微妙的变化。
;■無表情
景,「没什么啊,虽然说没什么……」
;■寂しげ
景,「是啊,不改变不可能呢,因为我们生活着,记忆在重叠着」
京 介,「记忆,啊……」
;(表情、注意して)
景,「就算自己不希望也会改变,我是这样,堤前辈也一样」
京 介,「嗯,我也是么?」
景,「是啊,刚才前辈不是也说了吗」
京 介,「我说什么了吗?」
景,「起码记住自己说过的事好吧」
呼的叹了声气,新藤轻轻瞪了我一下。
景,「你刚才不是说毫无道理什么的吗,不可能只考虑电影而已」
京 介,「啊啊,那个吗」
景,「现在,堤前辈还只是考虑拍电影而已的吧,但是,不会永远都是这样」
景,「就算我希望一如既往,就算前辈也这么希望」
景,「绝对会有一天,不得不把目光移向其他的地方」
京 介,「……你什么时候当上预言家了?」
景,「笨蛋」
咚,新藤的脚尖便踢到了我的小腿上。
景,「自己想过的事,经历过的事,回首望去意外的没有什么现实赶呢」
京 介,「哈啊」
;■視線逸らし
景,「我呢,在和妹妹来往电子邮件」
新藤轻轻动着她小小的手指作出敲打键盘的样子。
;.message#say 510#say kei-209_01-0037#say  景 #say 「実際に自分のことを書いてみると意外とわかるわね。なにが変わってしまったのか……」
景,「实际上看下自己写下的东西,意外的明白了」
景,「有什么改变了……」
京 介,「为改变而觉得悲伤吗?」
景,「谁知道呢,我也不明白」
清楚的丢下一句之后,新藤加快速度走到了我的面前。
景,「只是……」
京 介,「只是?」
;■寂しげ
景,「我已经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只有这点确信无疑」
京 介,「…………」
我一瞬想到了。
如果,真的如她所言我改变了。
真的失去了被电影俯身的那个我的话。
那个时候,我会不后悔吗。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十字路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はここで間違ってないか、注意して)
我们继续往前走。
随便聊着天,镜头继续拍摄着她,毫无目的地缓缓前行。
京 介,「邮件啊」
景,「嗯?」
京 介,「给妹妹的邮件,都写些什么呢?」
景,「大体上都很普通啦,身边发生的事情之类,写什么都可以」
景,「没有特别去写什么有深刻意义的东西」
京 介,「唔~……」
景,「内容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
景,「现在,邮件是我和她之间的唯一的羁绊」
京 介,「只有邮件……你们不是姐妹吗,而且还是双胞胎」
景,「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能使用心灵感应啊」
她轻轻的笑了起来。
;(ここ、10b02を続行で?)
景,「无论什么都可以,想要留下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羁绊,大概……」
新藤景抱着无以消除的寂寞。
我想要拍摄她悲伤的内心,我曾经许愿。
现在我仍然这么想。
但是,这样想下去真的是正确的吗,我的确信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那一天的休息没起到转换心情的效果吗。
京 介,「果然是雨宫优子说了些不明不白的话的原因吧……」
雨宫是不是把搞晕他们当乐子啊。
是什么妖怪变的也说不定。
;■御影チェック
;☆(フレームもはずしていいのか、注意して。ここは切り出しで?)
;☆(さらにここ、実験的に歩きスクロールを停止させる演出を行っています。セーブその他、動作をチェックしておくこと)
景,「啊」
正当我脑海中一堆怪异的想法转来转去的时候。
突然,新藤停下了脚步。
京 介,「怎么了?」
景,「…………」
京 介,「新藤?」
景,「……哥哥」
京 介,「唉?」
她缓缓的念道。
在新藤睁大的眼前——
;(直前で同じ曲使っているので、注意して)
;(もいっこ前から表示でもいいのかも)
朋友和他的恋人微笑着,牵着手走在一起。
那两个人,不是说吵架了吗,这么快就和好了啊。
京 介,「…………!」
我迅速转头看向新藤。
而她只是呆呆的,看着那走着的两个人……。
京 介,「新藤……」
;■無表情
景,「无论谁看,都是关系亲密的一对恋人呢……」
京 介,「嘛,算是吧」
实际上就是如此。
稍微吵架就流泪不止的宫村。
比起退学都要完成的工作,也断然说出她更重要的广野。
那两个人之间,一定谁有无法插足了吧。
景,「哥哥……」
就算这么少女的思念有多么强烈。
景,「那个,前辈」
京 介,「怎么?」
景,「我呢——喜欢哥哥」
京 介,「啊啊」
这个我知道。
景,「去做分明不怎样的料理,知道是多管闲事去叫他起床」
;(目をつむらせる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こはフェードスピード20で?)
景,「无论怎样都想和哥哥上同一个学校……就算被说绝对不可能,却每天不睡觉的努力然后接受的音羽的应试」
景,「无论多么少,也想要多和哥哥在一起,为了这个,我什么都做了」
景,「只要在一起的话……相信总有一天就和哥哥成为恋人」
景,「就好像一直读的少女漫画一样,只要不停的思念恋情终将实现」
新藤向前踏了一步。
景,「我那时是多么天真啊……」
京 介,「不想一直天真下去?」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この京介の表情にも注意して)
景,「比起一直不知道真正的事实要好的多」
京 介,「真正的事实,吗」
虽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但现在新藤不会这么想吧。
景,「一直只看着梦幻的话,就会不明白什么叫做现实了啊」
广野紘只把新藤当作妹妹而已。
这是新藤所知道的唯一的事实。
景,「堤前辈,你也是哥哥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吧」
京 介,「算是吧」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景,「那么,我想听你说一次」
景,「再一次,清楚地把现实摆在我面前」
在眼前伫立着的夏服少女,没有寻求一丝的同情和安慰。
没有任何报酬,还接受着我的任性的新藤,能作为还礼而给出的东西……。
京 介,「大概,这只是我的想法」
京 介,「就算是广野和你交往,也总有一天宫村会出现然后把广野从你身边夺走」
景,「你……说的还真清楚啊」
这是你所希望的啊。
京 介,「广野和宫村他们——」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景,「很相配啊」
景,「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景,「我知道啊……!」
就算明白,悲伤和痛楚也不会就此消失。
那个不堪忍受的现实,现在正紧紧压迫着新藤小小的身体。
;■睨み
景,「干吗啊,不拍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注意して)
京 介,「……啊啊,忘记了」
几乎是无意识的放下了镜头。
分明眼前,就有我想要拍的名为新藤景的少女的真实。
;■悲しみ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表情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景,「幻想过一次的情景——不会简单的消失」
景,「我呢,看到了幻想,无限幸福的未来的幻想」
景,「然后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挫折,终于稍稍清醒了一些」
京 介,「受到挫折……?」
;(景の表情、京介の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景,「是啊,你难道没有挫折过吗?」
京 介,「……没吧,大概」
就算被赶出摄影研究部,女朋友分手都没对我造成多大的冲击。
像新藤那样的痛苦我一次也没有经验过。
;(ここ、↓の切り出しを使って構築していってもいいかもしれません)
景,「我现在」
景,「好痛,胸口痛苦地痛苦地难以忍受……」
对,我至今为止不知何谓痛苦。
但是,现在这微弱的疼痛到底是什么。
好像共有了她的痛楚一般……。
微温的夏风从我们之前穿过。
新藤看着广野他们离去的方向,表情愈加阴郁。
;(ここ、あえて表情変えさせないで続行で?)
景,「我难道就没有一件……」
景,「没有一件好的事情吗」
有,这句话还轮不到我说。
新藤和我一样。
同时失去了梦想和爱情。
但是,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
新藤她看向现实,而我只是继续看着空幻的层景。
我现在才明白。
我所做的事情——大概叫做逃避吧。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京介自室(夏、20時
;■    堤京介<嚱服(夏)
今天老爸也没有回来。
适当的做了些晚饭一个人吃掉,回到自己的房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京 介,「哦」
从床上拿起正好响起的手机然后坐到椅子上。
;.message#say 1760#say #say #say ベッドの上で振動していた携帯を手に取る。
;(椅子に座る効果音を?それともこの画像はもう少し後に?)
京 介,「我是堤」
宫 子,『喂,是·我·喔』
京 介,「我今天累了挂了行吗」
;■楽しげ
;(フェードの仕方には注意して。さらにこの演出をする場合、会話文のカギカッコにも注意)
;(音楽つけるならここのシーン、もちっと長くするか?みやこ側カメラ)
宫 子,「当然可以,但明日就会被叫到办公室停学,说不定退学也有可能哦」
京 介,『十分抱歉,小的得寸进尺了』
彻底忘记了,这家伙一直捏着我的弱点的……。
宫 子,「说起来,现在在干吗?」
京 介,『刚刚吃过晚饭』
宫 子,「吃了些什么?」
京 介,『野菜炒肉,萝卜酱汤』
宫 子,「做的还真是简单啊」
京 介,『因为我很笨啊』
宫 子,「下次去给你做些什么好了,没事没事,我的水平可是特级厨师水准哦」
;☆(音楽、わざと止めずに、突っ走ってます)
;(ここから京介、椅子に座らせる?)
京 介,「还是完全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我重新拿了下电话。
京 介,「倒是,你到底有什么事?」
宫 子,『啊,对了对了』
宫 子,『那个,该说是抱歉让你担心了,还是该说我已经没事了呢』
想起白天时和广野手签手走着的宫村的样子。
京 介,「那就好,你要是心情不好,我可是连饭都吃不好啊」
宫 子,『呜,跟紘君一样可爱啊~』
和那家伙当成一类我可不愿意啊……。
宫 子,『而且还有另外一个报告』
京 介,「报告?」
宫 子,『紘君,好不容易挤出时间了』
京 介,「这是指到了夏天去哪玩下的约定吗』
宫 子,『嗯!』
原来如此,这才是正题啊。
太高兴了,所以给我也打了电话这样啊。
宫 子,『紘君呢,这一次——』
广野有着一个连载,而且现在好像以短期集中连载的形式又开了一个系列。
就算是放弃学校多少增加了些时间,但要一个人全部画完对于广野来说工作量也太大。
但是,这时却出项了一个救世主。
宫 子,『海外留学的紘君的姐姐回国了』
京 介,「啊,是吗?姐姐难道是个美人?」
;■呆れ
宫 子,『谁知道啊,那种事情』
宫 子,『堤堤马上就想到那边去了啦』
也不要说的那么直接嘛。
宫 子,『他姐姐本来是想要回来照顾身体不好的父亲的,但却被一句没必要赶回来了』
京 介,「哈啊」
广野的老爹跟他儿子一样也是倔脾气啊。
宫 子,『然后有了时间,就说帮忙紘君的原稿绘画了』
京 介,「果然广野的姐姐也画画很棒吗」
宫 子,『姐姐比起紘君的话,那是红色有角三倍速哦』
那说法很奇怪啊。
总之,之后的背景和上色方面,广野的负担减轻不少。
京 介,「嘛,怎么说」
京 介,「不错嘛,宫村」
宫 子,『嗯』
宫村和广野的羁绊愈加强烈——
新藤的悲伤也会愈加增幅的吧。
不过,宫村他们能够幸福这点值得高兴。
这是理所当然的。
……………………
…………
……
;(a02差分がないか?)
然后又听她讲了一大堆痴情话,等挂电话的时候已经要到就寝时间了。
京 介,「啊~啊,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做啊」
素材确认和学习完全都没有着手。
明日还要上课,总不能熬夜用功。
京 介,「算了,今天老实去睡好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京 介,「这次又怎么了?」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京 介,「……唉?」
看到手机显示屏上显示的名字让我吃了一惊。
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间打电话?
;(ここ、白に移行していいか注意)
虽然觉得有些疑虑,但我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message#say 2430#say #say #say 訝しく思いつつ、俺は通話ボタンを押した。
#title 第二章_day10
;■<2章:10日目>
;■背景:屋上(夏、8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驚き
;☆(冬背景です!使う場合は別の夏背景か、加工してもらうこと!さらに朝みたいやね、ここ)
;(表情には気をつけて。もっと不機嫌そうなの?)
景,「刚才,你说了什么?」
;☆(昼背景です!使う場合は、朝に加工してもらうこと)
京 介,「哎呀,觉得对新藤有点抱歉」
一大早就把她叫到这里来,新藤明显有些不高兴。
京 介,「昨晚,还在摄影研究部时的朋友来了电话」
;■睨み
;(表情は注意して)
景,「然后?」
京 介,「被拜托了件事」
新藤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我催我继续。
京 介,「摄影研究部这次要拍在学园祭上映的电影……但人手如何都不够让我帮忙这样」
摄影研究部的部长也并不多找什么理由,仅仅淡淡的说明了情况,然后请我去帮忙。
把我从部团里赶出去,又因为自己的情况把我喊回去,我生气都可以,但是……。
景,「前辈接受了是吧?」
京 介,「朋友处于困难中时,不能放置不管」
景,「那么,摄影中断吗……」
京 介,「就是兼职麻烦点而已,但是这并不就是结束了,单纯的一时中断而已」
;■無表情
景,「是么」
我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到底在想些什么。
以前新藤曾经说过,觉得我对于研究部的人没有恨意,如果麻烦了反而会想去帮助。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景,「我就算这样也无所谓了啦」
但是理由一定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景,「我也不是喜欢才配合你而已,前辈想不干的话我自己没有反对的理由」
从小时开始追寻着梦想,才走到了今天。
我对新藤的摄影,开始有类似疲劳的感觉。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この表情は、この後に?)
景,「所以,别在意我就是」
京 介,「不生气吗?」
景,「生气?为什么我要生气?」
不过,虽然新藤这样行反应正合我的愿望……。
京 介,「该说你通情达理的程度高的可怕吗」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景,「如果不通情达理的话,也就不会配合前辈的摄影了,不是吗?」
虽然说的确实在理,但总有些不太对劲的感觉。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
景,「没事拉,真的」
新藤的表情一瞬舒缓下来。
为什么。
突然,有了她有些离我远去的感觉……。
;(表情とポーズには注意して)
景,「我呢」
景,「觉得做些什么就会快乐」
她的脸上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景,「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想如何去放轻松」
;(ここ、05b02の目つむりを?)
景,「但是一直这样不行,因为,我完全都放不下」
我也这么想。
仅仅是看到广野和宫村走在一起,就受到那么大的打击。
她还没有真正切断对于广野的思念——
;(ポーズと表情については注意して。ギャグすぎる?)
景,「再也不是谁拉这我走,而且自己也要做些什么了」
京 介,「那具体该怎么做……?」
景,「那我也不知道,如果明白的话,我早就开始去做了」
铛~叮~铛~咚~。
预备铃响起,新藤浮起一副小恶魔一样的笑容。
景,「这次可不要被赶出去了哦,前辈,一提到电影马上就会任性起来呢」
京 介,「新藤……」
景,「虽然还不明白该做些什么……总之,得先去上课了呢」
;(ここで切り出しを?)
;(あんまいい切り出しじゃないな、、、空を挿むのもアリか?空の切り出しってのも手かも)
说着,新藤穿过我向门走去。
京 介,「…………」
京 介,「新藤!」
虽然还不明白该说些什么,但我还是叫住了她。
新藤站住转头看向我。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景,「和前辈在一起的时间很愉快,像你这样的笨蛋还真是不多见的呢」
京 介,「真不知道你是在玩我还是在夸奖啊」
新藤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笑,然后离开了屋顶。
;(ここ、切り出しを?)
我也得回教室了啊……。
那么,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不去想这些问题。
集中到摄影研究部的摄影和备考学习上吧。
现在这样就好——吧?
;■シーン転換
;■背景:校門(夏、18時(夕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总之,我的摄影初日无事终了。
稍微有些紧张得跟笨蛋似的。
以前的朋友们,不知名字的新生们也都爽快的欢迎了我。
现在让人吃惊的顺畅,演员们的演技也不错。
虽然人数有些不足,但还是很像回事的。
嘛,倒是确实没有能够担任的摄影的人在。
宫 子,「哦,那不是堤堤吗」
京 介,「宫村……」
宫村挥着手小跑过来。
宫 子,「真是奇遇呢」
京 介,「你不是没有部团活动吗,怎么还在?」
宫 子,「在图书室学习啦,期末考试已经很近了呢~」
京 介,「你也会学习吗」
;■笑顔
;(身体の向きを変えていることに注意して)
宫 子,「啊,对了对了,期末考试如果输给我的话,堤堤到第二学期其中考试为止都要一直当我的下仆哦」
京 介,「少擅自做决定啊你」
说起来,不是已经是下仆的状态了吗。
京 介,「说起来,要是我赢了怎么办?」
;(このポーズと表情、次に回して、ここは別のを?)
宫 子,「呜哇~,还想提出什么色情的要求吗」
;(ここは表情変えなくてもよい?)
宫 子,「差劲~,人类的渣滓~,品行低劣~」
京 介,「……大概广野家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家庭暴力吧」
和这种女人生活在一起,什么时候发生暴力事件也不奇怪。
宫 子,「我们也不是同居啦,那样高兴害羞的事什么的……」
;(もっと大袈裟なのを?)
宫 子,「嗯,奇怪?」
宫村突然大声惊讶起来,四周看来看去。
;(表情は注意して)
宫 子,「说起来,小景的摄影如何了?」
京 介,「这么晚才察觉吗」
京 介,「从今天开始参加摄影研究部的工作了,说到新藤现在在做什么——不知道」
虽然有些薄情,但我现在尽可能地不去想新藤的事情。
为了恢复到只考虑电影,只追寻梦想的我。
;(表情は注意して)
宫 子,「哼~,这样了吗」
宫村不知道明白了什么,一个人在那连连点头。
京 介,「…………」
这家伙这样的时候,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事啊……。
;■御影チェック
宫 子,「今天的摄影已经结束了吗?」
京 介,「哈,嘛算是吧」
;■御影チェック
;(表情、注意して)
宫 子,「那么,借用你一些时间好了」
京 介,「不不,我还得回去用功啊——」
;■御影チェック
;(わざと座標、変えてます)
宫 子,「来,既然决定了就快走了啦~」
分明什么还没决定,宫村已经啪嗒啪嗒的快步走起来了。
京 介,「……哈」
现在我开始为那个说不定要一生和这个恐怖的自我中心着交往的友人感到悲哀。
广野啊,坚强地活下去吧。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喫茶店(夏、18時30分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    雨宫优子 <嚱服(夏)
宫 子,「啊,已经来了,YAHOO~」
;(何ピクセルか京介のワイシャツ、みやこの髪が入ってます。どっちかに寄って、消してもらうこと)
优 子,「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大声说话」
这么轻轻责备了一声宫村的人是那个雨宫优子。
看起来这两人是在这儿约好的。
宫 子,「优子在奇怪的地方倒跟正常人似的」
优 子,「至少要比你更具有常识性」
宫 子,「嗯……?是这样吗」
对于雨宫的还击,宫村有些不满的坐在了位置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总之我也坐了下来。
优 子,「说起来,还真是非常识性的两个人聚在我面前呢」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1250#say #say 京 介#say 「え、俺もこいつと一くくり!?」
京 介,「哈,我和这家伙,一类人吗!?」
这可真是——本世纪以来听到的最具冲击力的发言了。
优 子,「嘛,理所当然的事暂且不论」
说得越来越过分了啊……。
优 子,「你们都已经要考试了,还这样玩好吗?」
宫 子,「啊,这位姐姐,来两份冰咖啡」
虽然不听人说话已经是常事了,可为什么连我的份也要点。
宫 子,「还有虾仁饭以及烤起士蛋糕」
优 子,「啊啦,晚饭要在这里吃吗?」
;(みやこの顔の向きには注意して)
宫 子,「晚饭?要在家吃啊?」
宫村不可思议地反问回去。
京 介,「这家伙很能吃的啊」
优 子,「不也好吗?」
优 子,「到了最后宫子胖起来上时,会困扰的也只有她本人和广野先生而已嘛」
宫 子,「哼~」
……………………
…………
……
;(前のを続行させて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んが)
京 介,「我有一个问题」
我向已经吃完东西的宫村张口问道。
宫 子,「什么?」
京 介,「本来是想和雨宫两个人在这里用下午茶的是吧?」
宫 子,「嗯,因为优子说今天会有空」
京 介,「那为什么要把我也拉到这来?」
宫 子,「唉?没什么理由啊,突然想到,突然想到而已」
京 介,「突发奇想就把别人重要的时间夺走……」
为什么我非得被卷入宫村的自我中心不可啊。
;■真剣
优 子,「堤先生……」
京 介,「嗯?」
优 子,「就算是熟识的人,也不能毫无理由的就跟着走哦」
;■笑顔
优 子,「因为就算是认识的人也会犯罪哦」
;(☆089のb03とb04とcとd差分がないな、、、)
宫 子,「什么意思嘛!?」
京 介,「那没事,我对于杀气——特别是女孩子的杀气十分敏感的」
优 子,「你到底是过着怎样的人生啊」
这个问题我也十分想问雨宫你。
宫 子,「嘛,都到搭讪我的地步了,我饥不择食了啦」
优 子,「哈,找上宫子吗,真是不知畏惧啊」
;■笑顔
优 子,「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真的进去的话就要被吃掉了哦」
宫 子,「…………」
被当作老虎的少女,皱着眉把头摇来摇去。
宫 子,「确实,堤堤连优子也搭讪过是吧」
京 介,「唉?」
;(みやこの顔の向き、注意して。無難にa04で?)
宫 子,「难道说,最近的堤君开始喜欢年上的类型了?」
瞬间,我听到了空气中电流噼啪作响的声音。
优 子,「……呵呵呵,宫子还真是说了好有趣的话呢」
雨宫优子缓缓地向宫村投过一个微笑。
;■御影チェック
;■ 書き足したほうが面白いかな。
口气有些奇怪哦……。
宫 子,「啊哈哈,哪里哪里」
相对着,宫村也露出一副天真可爱的笑容。
分明两个可爱的女孩子都浮着一副至高的笑颜。
那为什么我的背上会一阵阵恶寒……。
宫 子,「……嘛,这也就算了」
突然,宫村轻出了一口气解除了警戒状态。
优 子,「嗯,有机会再一分高下,总之先放在一边好了」
看来这两人之间经常会与这样的应酬的样子。
;(適当に挿んでますが、「淡々」
;☆(a06の使いどころにも注意して)
宫 子,「堤堤你啊」
京 介,「嗯?」
宫 子,「到底想干什么完全理解不能呢」
并没有责备我,而是淡淡的口气。
京 介,「…………」
京 介,「就算你问是什么」
京 介,「我也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优 子,「我有些不明白你们说什么啊」
;(优子の表情に注意して。みやこの表情にも)
宫 子,「啊~,我简单说明一下——」
分明没必要的,宫村却清清楚楚把摄影中断的事情说了出来。
优 子,「原来如此……但是,不也好吗?」
;(表情、注意して)
宫 子,「真的好吗」
优 子,「新藤小姐反对中止了吗?」
京 介,「不,完全没有」
无论怎样,半途而废的事实都已无法改变,就算她说什么也没用吧。
不过,新藤她——
优 子,「你是想要回摄影研究部去才会去的吧?」
京 介,「算是……吧」
认真的说,是对于回去没有什么抵抗感吧。
优 子,「既然如此,我们就没必要再多说了,宫子」
宫 子,「那我最开始就知道的啦、优子」
优 子,「既然明白,就别管好了」
一边浮起满面的微笑。
雨宫优子温柔地说。
优 子,「我们只要在这喝茶就好」
宫 子,「可能是如此呢」
宫村点了一下头。
宫 子,「说起来,优子还是老样子大彻大悟呢」
优 子,「并不是什么大彻大悟哦」
雨宫笑着摇了摇头。
京 介,「但是,你却能明确的给出答案,嘛,大概是旁观者清吧」
优 子,「虽然是旁观者没错,只是我——」
京 介,「只是?」
宫 子,「嗯?」
在我和宫村的注目中,雨宫轻轻辍了一口红茶。
优 子,「想要温柔地——对待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
;■シーン転換
;■背景:商店街(夏、19時30分(夜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    雨宫优子 <嚱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太阳早已西沉,天色已经微微暗了下来。
结束工作回家的人们身影也星星点点的出现在了街上。
当然,也有不少学生。
和我还有宫村一起走着的雨宫,大概也会被当成学生吧。
优 子,「宫子接下来要干吗?去广野先生那里吗?」
宫 子,「紘君因为工作的麻烦,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好可怕……」
京 介,「那家伙,还是老样子啊」
宫 子,「嗯,很糟糕了现在,偶尔也会去看下他的样子……」
宫 子,「之前去的时候抱着垃圾箱睡着了哟」
京 介,「垃圾箱!?」
;(表情は微笑み系で?)
优 子,「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好像是很痛苦的状态呢……」
虽然极其意义不明,但广野很忙看起来是真的。
宫 子,「如果不麻烦的话,买些东西再回家吧,优子也来吧?做饭给你吃哦」
京 介,「不是刚吃完虾仁饭和蛋糕吗,真的还要吃啊你」
宫 子,「晚饭是装在另外一个胃的哦~☆」
京 介,「你白痴啊!」
宫 子,「真失礼啊,不过是个第三名」
京 介,「说了少提第三名」
宫 子,「然,优子,你怎么办?」
还无视我。
优 子,「唔~嗯……」
雨宫作出想问题的样子。
虽然听说他不仅和广野,而且和宫村也是朋友的时候稍微有些吃惊……。
不过正因为习惯相同,那两个人才会电波如此合拍的吧。
优 子,「虽然你的料理十分具有魅力……但今天还是心领好了」
宫 子,「又去教会?」
优 子,「呵呵……」
京 介,「教会? 教会有什么吗?」
以前我还没有注意到。
雨宫优子为什么会经常呆在教会里面——。
黑衣的少女,摇摇长发后露出一个微笑。
优 子,「因为有想见的人」
京 介,「想见的人……?谁?」
宫 子,「追问也没用的啦,绝~对不会说的啦,优子她」
优 子,「所以我不是说了多少次了」
优 子,「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
京 介,「不知道……?」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莫名其妙。
优 子,「所知道的,只有我有一个想见的人」
优 子,「以及只要在这个城市——在那个教会里总有一天会相遇的预感」
京 介,「哈……」
真是奇怪的话啊。
难道说,是抱着和“命中注定”相遇的梦想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优 子,「我呢,部分记忆少少有些模糊呢」
宫 子,「唉,是这样吗!?」
京 介,「你难道不知道吗」
雨宫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
优 子,「并不是什么大事啦」
宫 子,「但,但是,记忆模糊,不是大脑哪里有什么损伤吗」
优 子,「你的头虽然很好,但却有着奇怪的想法呢」
宫 子,「呜」
真是这世间难得一见的场景。
那个宫村会被逼到无话可说。
优 子,「虽然记忆十分重要,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不是绝对的东西」
优 子,「就算忘记了过去发生的事情,思念也不会随之消散」
;■御影チェック
随着靴子咚,咚地敲打地面的声音,雨宫离我们而去。
优 子,「正是因为有着这份思念,我才会站在这里」
果然——
雨宫优子确实有些奇怪。
和新藤与宫村相比,别样意义的不普通。
到底经历过多少事情,才能说出如此充满确信的话呢。
现在这份心情摇摆不定的我,不明白。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シーン転換
;■背景:京介自室(夏、23時
;■    堤京介<嚱服(夏)
无论如何烦恼,既然是学生就不可能逃过用功学习。
晚饭之后,到睡觉之前的时间可以只对着桌子。
现在和朋友们分担了项目,不用把工作带回家里来。
啪啪一个个的填好世界史的问题册的空格。
仅仅集中在手的移动上。
这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所以,埋头学习——不算是逃避。
#title 第二章_day11
;■<2章:11日目>
;■背景:学園?廊下(夏、13時
;■    堤京介:制服(夏)
让人心烦意乱的蝉鸣响彻耳际。
还仅仅是七月而已,这种热算什么啊……。
京 介,「哈~,真够受的」
再怎么发牢骚也不会有所改变。
热心的导演不惜一丝时间想要让摄影取得进展,连午休都把摄影研究部的部员们召集起来。
这个一直忙着,我反而值得感谢。
白天是上课和研究部的活动。
跟随着部长的节奏只是转动着摄像机,晚上勤于努力功课。
仅此而已的日子暂时持续着——
;■ここより景視点
;■背景:教室(夏、15時
;■    新藤景:制服(夏)
;(この背景は注意。「授業が終わった」
铛~叮~铛~咚~。
什么事都没有——虽然不能这么说,但今天的课程还是结束了。
像我这样成绩不佳的学生,为了小心一旦被指名,在上课中一直都是战战兢兢。
作为升学学校的音羽,二年级的平均水平都很高,不会点名的课程也几乎不存在。
景,「呼……」
真的,累坏了啊。
而且压力也越积越多。
会不会再有飞贼出现啊。
;■ため息
景,「…………」
虽然说出来有些乱,但现在真的是想要找谁打一顿的心情。
;■校門
同要去图书室学习朋友告别之后,一个人走出校门。
;■通学路
不得不准备考试了。
特别是我如果不付出超出他人数倍的努力的话,暑假说不定就要淹死在补习里面。
但是,我在做什么啊……。
;☆(BGMで鳴らしてます。問題あるようならレートを変えてSEに回すこと)
;☆(ATから「素直な心」
#vo end引っ張ってきてます。問題あるようなら差し替えを)
;☆(ループさせるべきか?ちょっと注意して。FFDではループさせた?)
景,「啊」
手机在口袋中响了起来。
在手机响起的同时,我的心脏也咚地,猛烈的跳了一下。
说不定我是在期待,期待那个人会打来电话。
又不是吵架分手,打过电话来也没什么奇怪——
我甚至想起这种事情来。
;■自嘲
景,「……真是笨蛋呢」
轻轻摇了摇头,我手伸进口袋。
;■背景:景自室(夏、16時
;■    新藤景  :制服(夏)
;■    羽山瑞 希: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のSEは大不評~
;☆(このCGでインする場合、景の自室であることがわかるように注意すること)
室内有着空调保持着舒适的温度。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热如蒸笼的体育馆里每天练习到站不起来,现在想起来毫无现实感。
这里就是天国啊。
不过天国说不定也是——会让人无垠堕落下去的地方。
瑞 希,「呼啊~」
一心不乱看着参考书的瑞希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景,「怎么了吗?」
瑞 希,「不,…稍微…那个,休息一下吧?」
景,「我说,才刚刚开始好吧」
我有些生气的书。
刚才的电话,是瑞希打来的。
景前辈,我也临近考试了要不要一起学习呢——
我想不出拒绝这个邀请的理由。
瑞 希,「前辈的房间真让人安心呢,觉得好舒服,舒服到几乎都不想学习了」
景,「算什么啊,那理由」
我连苦笑都挤不出来。
从我春天放弃部团活动以来,瑞希就时常这样到我家来。
以前,还因为害羞收集少女漫画的事而没有让这个房间进过人……。
而最近,却觉得这种事完全无所谓啊。
瑞 希,「啊啊,想跟融入这里啊……」
瑞 希,「更不如说,想和景前辈半同居啊……」
微妙的中途半端的愿望啊……。
景,「我说你老这么悠闲没事吧?不是想要推荐资格的吗?」
瑞 希,「就是因为没把握,才这样逃避现实的哦~」
景,「我说你啊、瑞希」
这孩子,成绩绝对不坏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景,「我还想学习呢,你松松垮垮的让我都失去干劲了啦」
;(ここの瑞 希の表情、気をつけて)
瑞 希,「啊哈哈,没事没事的啦,一次两次考试,完全无所谓的嘛?」
景,「别转来转去变意见好吧,我这边还混乱着呢」
瑞 希,「对了,景前辈」
突然认真起来的瑞希。
瑞 希,「我呢,有一个堂兄,比我大一岁的男孩子」
景,「我想说什么哟?」
瑞 希,「他呢,不知为何就是没有朋友」
瑞 希,「虽然不能对本人说,性格也没什么问题——倒不是说,是个满不错的人呢,但为何会这样真是不可思议」
景,「如果性格很差还可以放弃,真是麻烦的事呢」
瑞 希,「是啊」
瑞希满足的一边笑一边点头。
景,「然后你那堂兄则怎么了吗?」
瑞 希,「呃呃——」
瑞 希,「我说什么来着?」
景,「我怎么知道!」
瑞 希,「前辈,生气的表情也好美哦,啊啊,数码相机呢!数码相机在哪!」
;■呆れ
景,「…………」
头痛看来不是空调房的原因。
瑞 希,「啊,对了对了」
瑞 希,「他虽然没有朋友,但他并不是孤单一人哦」
瑞 希,「因为他还有着温暖的家人,和一个温柔可爱又有些早熟的堂妹哦」
景,「我到底想说什么啊你」
瑞 希,「因为人并非生活在极地的极点,所以人永远不会孤单」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910#say mid-211_01-0041#say 瑞 希#say 「というより、ひとりになんてなれないんです。みんな、どこかで繋がってるんですから——」
瑞 希,「倒不如说是,人不可能会孤单吧」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の表情、1個上だな。
;■ 音声分割したら、最後のところ。
瑞 希,「大家,都会在哪里有些相互的羁绊呢——」
;■御影チェック
;■ こっちに持ってきてみる
瑞希说着,绽放出满面的笑颜。
景,「…………」
景,「我有时会想,你到底是什么人?」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940#say kei-211_01-1073#say #say 瑞 希は、ぱあっと満面の笑顔を咲かせる。
瑞 希,「我就是我哦,景前辈」
;■背景:紘の家の前(夏、20時
;■    新藤景  <嚱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几个月前——对,仅仅几个月前。
只要走到这条路的最后就好。
所以,就算闭上眼睛也可以走到目的地。
景,「……我到底在干什么呢」
瑞希和我陪家人用过晚餐,然后回去之后,不知为何心情就是无法平静。
我并不是一个人。
大概瑞希说的没错。
但就算如此,去哥哥家要干什么?
又能怎样?
我也讨厌孤单一人。
但是,真正希望的是——想和哥哥在一起。
和哥哥紧密不分。
我真心希望的一定仅此而已。
但是,我也明白什么也做不到。
不,该说是——就算做了也毫无用处才对。
所以我停下了脚步。
应该痊愈的膝盖隐隐作痛。
景,「别犯傻了,回去吧……」
;■足音のSE入れるか?
;■不審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景,「……嗯?」
有谁来了……。
站在这里的话会被觉得奇怪吧。
我转过身去——
;(「踵を返す」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咦,难道是」
景,「唉?」
黑暗的那边的响声停了下来。
宫 子,「果然是小景呢」
;(↑は@つけなくて良い?)
;■軽い驚き
景,「宫村前辈……」
;■シーン転換
;■背景:公園(夏、20時30分
附近传来阵阵此起彼伏的虫子的夜鸣。
虽然被宫村前辈邀请,来到了这种地方……。
但到了现在,该和这个人说什么好呢。
宫 子,「果然到了这个时候,风就清爽起来了呢」
景,「……是啊」
什么啊,这个状况。
宫 子,「别那么僵硬嘛……不过说起来好像不可能呢?好久好久没有好好说过什么话了呢」
景,「因为我没有和宫村前辈说话的理由」
为什么声音会突然高扬起来。
分明摆出这种态度,是我还在被过去牵挂着的证据。
宫 子,「小景……」
宫 子,「讨厌我吗?」
干吗,这个白痴。
不要问无聊的问题好不好。
宫 子,「啊啊~」
宫村前辈突然发出失望般的声音。
宫 子,「说什么呢我,自我检讨,自我检讨」
景,「你那种愚弄人的态度——」
——不行了。
我哗哗的摇着越来越热的头。
站在这个人面前,无论怎样都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这样的话就是我输了。
虽然不太明白,但我这么想。
景,「你拿别人的困扰取乐对吧,我生气的话正会让前辈高兴而已」
宫 子,「虽然这个不能否定」
否定啊。
景,「……把我带到这的理由是什么?」
宫 子,「想要和小景聊聊天」
;■睨み
景,「自以为是哥哥的代理来安慰我吗?」
宫 子,「怎么可能,当然不是」
宫 子,「还是说小景想让谁安慰一下吗?」
……你说什么?
宫 子,「我不认为小景可怜,也不会想要道歉」
景,「理所当然的,被宫村前辈道歉什么的——」
突然,大脑沸腾起来。
从未感觉过的无法抑制的激烈的怒气。
景,「道歉的理由什么的——」
景,「根本没有!」
一次都不向我道歉的话,我还可以这样和宫村前辈说话。
景,「如果道歉的话,那我才真正不原谅你!」
如果道歉的话。
我也就太惨了。
宫 子,「这才是小景啊」
景,「……哈?」
宫 子,「这样强气的小景,我才喜欢哦」
景,「说,说什么呢你……」
宫 子,「我的朋友里呢,有一个一直爱着一个人的女孩子」
宫村前辈忽然笑了起来。
宫 子,「小景和那女孩一样,坚强……很坚强」
我很坚强?
这个,一直都迟疑不决的我吗?
;(表情、注意して)
宫 子,「说不定堤君想要拍摄的,也就是小景坚强的一面吧」
景,「堤前辈吗……」
拥有坚强的是堤前辈和……虽然不甘心,这个和宫村前辈一样的人。
虽然一直这么想,我也是吗?
真的吗……?
#title 第二章_day12
;■<2章:12日目>
;■背景:景自室(夏、6時
;■    新藤景:制服(夏)
;■空
;(イベントCGを流用する場合は、ここ、景はパジャマかもしれんので注意して)
今天也是晴空万里,早晨的空气也澄清无比呼吸舒畅。
心情也阳光灿烂——却是不可能的。
;☆(ここ、CGがない?流用できるものがないか探して)
我离开窗边,坐到了电脑前。
景,「……写些什么好呢」
以前的话,早醒的早晨就会理所当然的自主练习。
当然,去学园之前会绕下远路,去叫醒某个懒虫。
这两个习惯都已经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一段日子了,但仍然不知道这时间该怎么用。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景,「啊~,真是的!」
又开始想起过去。
分明决定了只看前方的,为什么又会这样。
景,「现在的我能做到的,只有写邮件了啊」
但是,写些什么好呢?
对着连这样的我也喜欢着的妹妹。
现在的我无论写些什么,感觉也只是会让千寻灰心而已吧。
景,「呼……」
抱歉是我个没用的姐姐——
;■ここより京介視点
;■背景:通学路(夏、7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啊啊~,完全迟到了。
不不,距离上课还安全的很,但却绝对赶不上摄影开始了。
鬼女化的导演的脸浮现在我眼前。
不只导演,虽然研究部的大家没有对回来的我抱什么反感,但该生气的时候还不介意就不太好了。
……等下?
京 介,「反正迟到了,慢走快走不都一样……」
京 介,「肯定不行啊」
啊啊啊,真是不爽。
;(通常背景からの移行には注意して)
京 介,「……嗯?」
景,「啊」
当在上学路上刚刚看到她的脸的同时——
迟到的郁闷便完全飞走了。
;■驚き
;(この前、切り出しでせめるか?さらに、もっと「驚き」
#vo end系のを?07a03とか?)
景,「堤前辈……」
京 介,「新藤、真够早的啊」
;■不機嫌
景,「稍微有些早起罢了,在家待着也无事可做……」
和平时有些不同,哪儿有些不对劲。
京 介,「怎么了吗?」
;(この表情、この後で?)
景,「没怎么啊」
景,「倒是前辈,不着急吗?」
京 介,「啊~,对了」
京 介,「哎呀,摄影研究部的部长兼导演的姐姐可是个不逊于你的S啊,迟到的话就要上鞭子了啊」
景,「鞭子也就算了……大清早就想跟我吵架吗?」
京 介,「不不,岂敢岂敢」
我把头左右摇到要掉下来了。
;■嫌味
;(表情注意して)
景,「前辈还真是精神呢,只要拍电影就OK真是单纯的人」
京 介,「难道说,你也想跟我吵架吗?」
;(表情注意して)
景,「是又如何?」
京 介,「我早已决定和女生作对手的话只在床上——」
;■御影チェック
;(画面揺らす?もしくはイベントCGの流用を。切り出しなんか使って)
京 介,「咕啊!」
新藤华丽的炸裂直击。
;■御影チェック
;■ 景の表情を早めに動かしたいので下の台詞とあわせます。
;.message#say 560#say #say 京 介#say 「ぐうぅ……」
;(身体の向き、変えさせてます。気を付けて)
景,「不要说些让清爽的早晨失去气氛的话」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580#say #say 京 介#say 「すいません……」
京 介,「唔……十分抱歉……」
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种无聊的对手戏十分怀念。
从摄影中断开始还不到三天啊。
;(表情注意して)
景,「……干吗啊,那奇怪的表情」
京 介,「真过分啊,就算如此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啊~」
景,「没人指那方面」
景,「……啊~,算了,和你说话头都疼了」
唔哇,完全被讨厌了。
虽然被讨厌了,但果然和新藤说话十分愉快。
会觉得怎样都会愉快——这样子,真的很少见。
虽然和至今为止交往过的女孩子们,也都十分愉快的在一起过……。
京 介,「小景」
;(表情注意して。もっと冷めたのを?)
景,「别叫我小景」
虽然发着牢骚,新藤还是在等我的下一句话。
京 介,「抱住你可以吗?」
;■笑顔
景,「可以哦」
京 介,「唉?真的吗?」
这还真是让人意外的反应啊。
景,「如果等下,抱着石头永远沉入海底也无所谓的话」
京 介,「我得意忘形了,十分抱歉十分抱歉」
再怎么说仅仅抱一下就归于极乐的话,有点划不来。
景,「好了啦快走吧你,不想再被赶出去吧?」
京 介,「…………」
;(目線、注意して)
景,「走吧」
;■笑顔
;(表情には注意して。目つむり、変なようなら修正を)
景,「我没事的」
看到那样的笑容,我反而更加挪不开脚步。
景,「前辈所回去的地方,有需要你的人在不是吗?」
京 介,「……嗯」
我仅仅点了点头。
别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景視点
;■背景:体育館(夏、11時
;■    新藤景 :制服(夏)
;■    雨宫优子<嚱服(夏)
;(ここ、スクロールさせながらメッセージをクリックできるように?さらにウインドウ黒をくっつけてインさせるか?)
;(もちっとスクロールはやく?&切り出しで、景の片手は画面外に出るように?)
;(イベントCGの流用も考えて)
咚,咚的运了两下球。
这是射篮前我的习惯,也是我的仪式。
如果不这样就射篮的话,篮球连在碰在篮框上都不会。
从手指到脚尖,控制全身的神经集中起来进入射篮状态。
唰……。
;(a01はここでは使ってません)
景,「不行」
在低声嘟囔的同时,篮球撞到了篮板弹了回来,然后滚向别的方向。
只进一次也好啊,但看来是被篮球女神讨厌了呢。
;(ここ、イベントCGの流用を、、、?景がリングを見上げてるやつか?ただ、時間帯は昼なので注意されたし、流用する場合)
景,「我现在又,怎么样呢……」
我现在还爱着篮球的女神吗。
;(优子のインの仕方、注意して。普通に亡霊のようにフェードでインしてますが?笑)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980#say yuk-212_01-0003#say 优 子#say 「あらら、惜しかったですね」
???,「啊啦啦,真可惜呢」
景,「——!」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20で?)
我迅速地转过身,面对背后出现的人物。
景,「……啊」
景,「雨宫优子……小姐?」
优 子,「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竟然记着我呢」
说着,她高兴地笑起来。
景,「分明是夏天,还穿着这么热的衣服的人当然不会简单忘掉」
而且,还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种微妙的气氛吧。
;(表情、注意して)
优 子,「很热……吗?」
景,「仅仅看着都要出汗了,你也不是什么修女之类的吧」
优 子,「嗯,善良的一般市民哦」
景,「虽然我觉得修女也是善良的一般市民……但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呢?」
细致到连手套都戴着,不得不感到奇怪。
优 子,「嘛不也好吗,你看,不是很有神秘的气氛吗?」
景,「你演戏吗!」
;■御影チェック
又出现一个让我头疼的角色……。
优 子,「这个暂且不提,逃课可是不行的哦」
景,「我可不想让不法入侵的外人说」
;(表情、注意して。ここで変える必要はない?)
优 子,「我也不是外人哦,再怎么说,我也曾经是这里的学生过呢」
景,「唉,音羽的OB吗?」
;(c04表情で?)
优 子,「要说的话应该是OG吧」
景,「真,真罗嗦呢,稍微失误一下而已啊」
不要在小事上挑毛病好吧。
优 子,「嘛,实际上发生不少事……没能毕业而已,和你的哥哥是同样的立场呢」
说着,雨宫优子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景,「哥哥,又不是我真正的哥哥」
优 子,「你还真是有趣的人呢」
景,「你很烦唉」
不知为何处于被动让我有些不快……。
优 子,「你和广野先生还有堤先生还有宫子,在一起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趣呢」
这个人和宫村前辈也认识的吗。
优 子,「这个学园,是不是开设了什么特殊的课程啊?」
;(表情、注意して)
优 子,「能够如此量产奇怪的人,有些不寻常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呢」
景,「你不也曾经是这里的学生吗!」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都喜欢看我生气取乐吗。
;(表情、注意して)
优 子,「新藤小姐」
景,「干吗」
说起来,这个人到底是来干吗的?
优 子,「你明白你的射篮为什么不会进吗?」
景,「……不是很明显吗」
景,「因为我很差啊」
优 子,「原来如此,你是这么想的啊」
嘲笑我的口气。
优 子,「虽然这个理由也有,但大概不太对呢」
景,「你知道什么啊你」
;(ここ、04表情を?)
优 子,「新藤小姐,你呢……」
雨宫优子说着捡起了滚落在地上的篮球。
然后,摆出一个很明显的外行人的姿势。
;■軽く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优 子,「哟~咻……」
随着奇怪的运动姿势投出了球。
景,「……啊」
;(イベントCGの流用を?ボールのアップのやつ)
虽然姿势乱的可以,但是——
;(スクロールさせて下に戻す?それとも普通にフェードで?)
;(常道から、表示位置をずらしてます)
随着轻轻一响,篮球钻过了篮圈。
;■笑顔
优 子,「啊啦,意外的很容易进呢」
景,「想说什么就直说好吧」
;(イベントCGの流用を?优子がボール拾うやつ)
优 子,「你呢」
;■御影チェック
;■ 絵があるから解説はいらないな。
;.message#say 1550#say kei-212_01-1075#say #say 雨宫优子はゴール下に歩いていって、またボールを手に取る。
优 子,「在害怕自己会投不进呢」
景,「我不想听这种无聊的精神论」
优 子,「但是这是事实」
啪,我清楚的听到好似什么的断裂的声音。
胸口一点一点地燥热起来。
;■真剣
优 子,「你曾经受过一次伤害,所以,害怕再次受伤」
优 子,「害怕着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算现在有想要追求的东西也畏惧不安」
景,「你……」
仅仅见过两面的这个怪女人……。
优 子,「你不承认自己是在停滞不前,不承认自己是在恐惧,不是吗?」
景,「像你这样的……」
优 子,「从头再来,谁都可以轻易的说出来」
优 子,「新藤景小姐,而你却只是在一边原地踏步」
优 子,「一边希望什么时候有谁能够拉着你到哪里去」
雨宫优子迅速的甩过手,把篮球传给我了。
景,「……!」
啪,随着尖锐的声音我接住了球。
;■挑発
优 子,「少撒娇了,大小姐」
好似快要炸裂的感觉。
我咬住嘴唇瞪大眼睛。
;■画面黒
景,「……」
景,「…………」
;■声にならない怒り
景,「……………………っ!」
景,「少给我自说自话!」
随着怒气爆发扔下篮球,睁开眼睛时——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景,「……唉?」
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只有篮球孤单在地板上滚动着。
景,「怎,怎么回事?」
当然,也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表示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理解不能——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
雨宫优子把真实清楚的摆了出来。
分明对我的事应该一无所知的那个女人——
脑中剧烈的感情汹涌着,拍打着。
并不仅仅是生雨宫优子的气而已。
而是对于将真实深深埋下的自己,被那种女人指指点点却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无比怨恨。
;■京介視点
;■背景:屋上(夏、13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    新藤景  :制服(夏)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は注意して)
宫 子,「堤~堤」
京 介,「…………」
拿着火腿三明治的手停了下来。
偶尔打算体验下孤独的心情就来这个吗。
宫 子,「怎么,一个人吃午饭?真寂寞啊」
宫 子,「难道说没有朋友吗?」
京 介,「怎么可能」
朋友的话不论年纪还是性别,我都有很多。
宫村知道还问这种问题还真是不识相啊。
京 介,「找我有事吗?」
宫 子,「啊,对了」
宫 子,「刚才呢,摄影研究部的人来我们教室了哦,好像是找堤堤有事呢,虽然满漂亮的但很严厉的样子」
京 介,「啊啊,那是那个恶鬼导演嘛」
宫 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难道说把性病传染给人家了?」
京 介,「少提性病!」
宫 子,「那个人不是堤堤以前的女朋友吗?是你的话,分手也会失去性骚扰之类的吧」
京 介,「我什么都没做」
我的主义是对于分手的女人绝对再不碰一根指头。
再接触的话,生出依恋和后悔就可怕了。
京 介,「现在仅仅是怠工没去摄影而已」
宫 子,「……你在想什么呢?」
宫村会疑惑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也觉得自己干什么都傻傻的。
京 介,「我呢,从小的时候就十分想要拍电影」
宫 子,「嗯?」
契机是和母亲一起最后的时间看的那段影像。
然后,就自己下定决定,把拍摄电影作为唯一的梦想追寻下去。
京 介,「我只想要拍摄电影而已,仅仅把这个认真的做下来,别的事情随便就好」
所以,女朋友都没有长久的交往下去。
宫 子,「唔~嗯……?」
京 介,「不做的彻底的话,就不可能实现梦想」
京 介,「不,简单就能实现的梦想我也根本不需要」
宫 子,「唔唔唔……?」
京 介,「我说,你别用那种奇怪的回应好吧」
;(表情変化とポーズ変えのイン、注意して)
宫 子,「明白」
宫村虽然回答仍是不以为然,但表情却认真起来。
虽然说不定我找错了说话对象,但宫村也有可能意外听的很认真。
;(京介の表情変化、注意して)
宫 子,「不需要简单就可以实现的梦想,然后呢?」
京 介,「觉得这样就够了,但最近我的确认却开始摇摆不定」
;(みやこの表情変化、注意して)
宫 子,「只想追寻梦想并不是什么坏事啊,嘛,只是」
京 介,「只是?」
宫 子,「固执认为只追寻梦想就可以了什么的,这个并不是绝对的东西啊」
宫 子,「人的心情是会改变的呢」
京 介,「那说法好像你什么都懂似的」
宫 子,「不知为什么,反正就是知道啦」
在倾注夏日的阳光里,宫村微笑起来。
宫 子,「因为只重视工作的紘君也选择了我」
京 介,「是啊……」
宫 子,「堤君,堤君所追求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我所追求的东西……。
这在明显不过。
京 介,「当然是拍电影」
京 介,「还有……」
景,「找到了~!!」
跟随门被粗暴撞开的声音而来的高鸣的怒吼。
;(このCGを挿む必要性があるかどうか、注意して)
宫 子,「小,小景?」
比起我来宫村貌似更吃惊。
;(移行、注意して)
景,「宫村前辈也在吗……嘛算了」
;(移行、注意して)
京 介,「新藤、你又因什么事生气了?」
景,「因为那个女人,说完就跑了啊……」
说说什么完全不明白。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景,「京介前辈!」
京 介,「是!」
怎,怎么觉得叫法变了。
景,「我有话要对你说,能来一下吗?」
京 介,「有话说……看起来不会是什么平静的事情啊」
景,「够了啦,来还是不来?还是跟宫村前辈聊天更有趣?」
今天看来是相当怒啊。
还是该说今天也是?
宫 子,「啊~,没事没事,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啦」
宫 子,「那回见了哦~,小景」
;(ここ、切り出しでインで?)
宫村挥了挥了离开了屋顶。
对我连个告别都不说么。
京 介,「然,麻烦的人已经走了……要换地方吗?」
景,「不,这儿就好,马上就说完」
;(表情変化、注意して。目をつむらせる?)
新藤轻轻呼了一口气,摆出一副陷入思考的表情。
京 介,「新藤、怎么了吗?」
景,「是啊,怎么回事啊那么突然」
;(表情、注意して)
景,「算什么嘛,那个叫雨宫优子的人……」
原来是这回事吗。
雨宫不经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挑衅到了她了吧。
景,「京介前辈」
京 介,「嗯?」
景,「放学后,陪我」
京 介,「放学后?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有研究部的摄影……」
;(表情、注意して)
唰,新藤锐利的目光钉上了我。
景,「不过一次,都不愿意陪下我的任性吗?」
京 介,「任性吗……」
虽然我也是擅自把新藤拉来摄影,有欠她的没错。
这认清不还不可了啊……。
京 介,「那么,陪你具体干什么?」
;■真剣
;(表情とポーズ、注意して)
景,「跑步」
京 介,「跑步?」
在歪了头的我面前,新藤点了点头。
她脸上浮现的决意清晰可见。
说不定,是已经决定了什么了吧。
;■背景:砂浜(夏、17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運動着(夏)
;■御影チェック
京 介,「哈~,哈~,哈啊……」
景,「真是的,你要精疲力尽到什么时候啊」
京 介,「就,就算你……这么说……」
跑步,就是这如字面的意思啊。
放学后,回了一下家换好运动服的新藤在公园约好见面。
然后这死亡之路便开始了——
京 介,「到,到底跑了有多少公里了啊……?」
平时都没有好好作过运动的身体跑了这么长的距离已经累坏了。
景,「大概10公里左右吧」
京 介,「10,10公里!?」
景,「虽然是我也稍微有点累了」
稍微有点?
京 介,「你不是最近也没作过什么运动吗?突然跑这么长的距离……」
景,「没事啊,跑时已经放慢步调了啦」
京 介,「就算这么说也太乱来了啊」
京 介,「这可是要给我生孩子的重要的身体,万一出了什么事」
景,「谁,谁啊!」
京 介,「说笑而已啦,你不擅长对付说笑是吧」
景,「前辈的笑话太差劲了啦!」
说这,新藤的脸红到了耳边。
呼~,还真是可爱啊。
景,「真是的,你啊……到底是被怎么养,才养出这种差劲的性格的啊」
京 介,「这个以后慢慢跟你讲就好」
;☆(a02差分の使いどころは注意して。よくわからん、、、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も20でいいのか?)
京 介,「说实在的,膝盖没事吗?」
再怎么说也跑的太快了啊。
就算是健康的身体出些问题也不奇怪。
;(表情と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景,「…………」
新藤嘟着嘴压下视线。
景,「不痛……呢」
京 介,「没什么自信啊,过来,让我给你诊视一下」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景,「别想浑水摸鱼!」
可惜,被看出来了吗。
京 介,「但是真的不痛吗?小景没在强撑吧?」
景,「别叫我小景」
京 介,「倒是,回想起来运动之前不应该去医院接受下检查的吗?」
景,「讨厌医院」
京 介,「没事的啦,不会打针的哦」
景,「我是小孩子吗!」
嘛,也不必担心这地步吧?
没什么异常才会跑那么远的距离的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は注意して)
景,「不过,真的」
景,「一点都不痛,自己都吃惊了呢」
然后,新藤轻轻叹了口气。
景,「不过,却还觉得会不会在哪一天突然膝盖再次坏掉」
景,「真不行呢,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软弱起来」
京 介,「不也好吗?谁都会有这样的时候,想说什么就说,说不出口的也就算了」
景,「……嗯」
怎么突然坦诚起来。
虽然这也是一种有趣的可爱也不错……。
京 介,「虽然害怕着,但你不还想要再一次奔跑起来吗?」
景,「……谁知道呢」
京 介,「果然还没有下定决定吗?」
;(表情、注意して。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も)
景,「说不定还没有被打够啊」
;☆(こっからの画像構築には注意して)
新藤啪嗒啪嗒走了几步,站到了我眼前。
景,「京介前辈也来打我吗?」
京 介,「怎么可能」
我摇了摇头。
京 介,「我不会打你……也没这理由」
京 介,「而且,我也无法为你拨开你的双眼」
景,「说不定是如此……」
景,「你对于我来说,只是拿镜头对着我的人而已」
……这对我也一样。
新藤景的存在,只是一个被摄体而已。
景,「但是,现在」
景,「现在,前辈的手中并没有摄像机」
京 介,「啊啊」
在这站着的堤京介只是一个普通人,而新藤景而不是镜头中的存在。
景,「再人我说一个……任性的要求吧」
京 介,「任性的?」
;.message#say 3580#say kei-212_01-0189#say  景 #say 「わたしを見届けてほしい。走り出して、もしまた倒れるならその瞬間も見ていてもらいたいの」
景,「希望你看着我」
景,「我奔跑出去,如果倒下了——希望你能看着那个瞬间」
京 介,「……为什么是我?」
景,「说不定谁都可以呢」
京 介,「唉,喂喂」
说谁都可以就太伤人了吧。
景,「说笑啦」
新藤说着,轻轻地笑了起来。
景,「给我契机的是你啊」
景,「如果没有前辈的话,大概我还会什么都不做的哦」
京 介,「我只是看着你而已,而且只是从你离群那刻开始」
景,「这已经够了,拖前辈的福我才懂得了许多」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而且,现在对于自己的行为——不知为何有些懊悔。
景,「给我契机的前辈你——从今以后」
景,「也务必要看着我」
京 介,「命令吗!?」
刚才还是听下我的任性的要求吧——之类,拜托的口气呢。
景,「还是说,摄影研究部的摄影很愉快?」
京 介,「啊不,说愉快的话有些微妙啊」
景,「那和我的摄影呢?」
京 介,「当然不可能不愉快啊,如果不这样,我也不会拍你了啊」
景,「坦白是好事,只是乖僻着的话,重要的东西就会从手中溜走了啊」
如果她也坦白的把自己的告诉广野的话——
也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做着幸福的梦的吧。
景,「那么就只要去做愉快的事,和想做的事情就好不是吗,我也会这么做的」
但是,新藤景先已经越过幻想面对眼前的现实。
大概,我在体育馆看到新藤时也是。
就算在痛苦,她也咬着牙齿坚持着。
而现在,新藤已经找到了自己该走的路了吧。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那么,我呢……?
但是,不能背叛摄影研究部
还是想要拍摄新藤
select "但是,不能背叛摄影研究部",*212_011,"还是想要拍摄新藤",*212_012
;◆選択肢分岐
;■1:でも、映研を裏切れない。
;■2:やっぱり新藤を撮りたい。
;■2を選択した場合、216_01の選択肢無し。
;■1:でも映研を裏切れない。 を選択。
我想拍新藤的心情是事实。
不过……。
;(表情、注意して)
景,「果然还是在意研究会那边吗?」
京 介,「嘛,算是吧……」
景,「意外的很知礼啊,虽然我并不讨厌,反而认为这很重要……」
京 介,「因为是已经接下的事情,简单说句『哦哦,我不干了』总不行吧」
自己心灵的天平到底倾向哪边。
虽然这我自己也有自觉,但真的选那边才好吗——
景,「到了最后,还是要前辈你自己作判断的啊,但是……」
景,「说想要拍我的电影,其实只是随便说说吗?」
京 介,「怎么可能」
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京 介,「只有这点容我说出来」
京 介,「我不会抱着中途半端的心情追问你,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啊」
想要拍摄她的心情比之前更加强烈。
景,「那样的话」
景,「那样的话,再重新开始吧」
再重新开始……。
我举起的镜头的那边——她还会站在那里吗。
景,「最开始推我走出去的前辈,在我身边的话——」
景,「感觉自己就会不再停步,而持续地奔跑下去……」
说着,新藤脸红并沉默了起来。
是啊。
对于新藤来说不管是决定再次奔跑,还是决定这样邀请我都不是简单的事。
对着终于鼓起勇气的她,我踏出了一步。
京 介,「真是,笨蛋啊……」
景,「干,干吗啊,也不该叫我笨蛋吧!」
景,「……虽然我是说过些傻话,但是,我可不想被你这样的人——」
京 介,「不是这样」
我左右摇摇头否定了她的话。
京 介,「笨蛋的是我啊」
景,「哈?」
我不得不做的,并不是拉着她走而是再次在新藤背上推一下。
京 介,「虽然摄影研究部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安身之处……也对呢,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在那里做不到」
;(頬の汗には注意して)
景,「前辈……?」
京 介,「说到部长就郁闷啊,真的很可怕啊,研究部的BOSS」
我开着玩笑,向她笑过去。
;■照れ笑い
景,「那么,京介前辈」
京 介,「等不及研究部的摄影结束了,想要拍现在的你,可以吧?」
景,「……真是笨蛋呢」
脸又一次红起来,新藤装出生气的样子说着。
她掩饰害羞的水平还真的很差啊。
景,「最开始这么说不就好了吗,笨蛋」
京 介,「诚如您所言」
大概,我的心情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决定了吧。
而她不拿出勇气的话,我也不会注意到这点的吧。
果然新藤很强啊……。
景,「那么,再跑一次吧,好好跟上来哦」
京 介,「是是」
景,「回答只要一次!」
京 介,「是~」
景,「笨蛋」
……怎么说都好。
被研究部的朋友们指责我也不介意。
因为新藤的身边,才是我的安身之处啊。
;■2:やっぱり新藤を撮りたい。 を選択。
我的心情早已决定,而且从未有过改变。
那么……。
京 介,「那么,我有一个请求」
京 介,「再让我拍你一次,我想要拍摄你奔跑的样子——」
;■微笑
;☆(差分を増やしてもらうこと。この切り出しを使う場合)
景,「正好呢」
京 介,「嗯?」
景,「摄像机,拿着的吧?」
京 介,「啊啊,那自然」
一直都放到提包里,电池和胶卷也应该足够。
景,「还没有跑够呢,还要再跑哦」
新藤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宣言道。
景,「100米短跑,10次哦」
京 介,「还要跑啊……等,难道我也要跟着跑不成?」
景,「不是想要拍我吗?」
景,「这种程度起码做出来给我看」
;.message#say 230#say kei-212_03-0011#say  景 #say 「わたしを撮りたいんでしょ? それくらいはやってみせるわよね」
啊啊,小景的笑容好耀眼。
虽然之后会很累人。
但是,这也不错啊。
只是——
在真正的摄影再次开始之前,我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背景:京介自室(夏、20時
;■    堤京介<嚱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御影チェック
摄影结束后,刚回到家手机便震动起来。
预想外的人物——不,也不算没想到。
京 介,「喂,您找谁」
泉,『那么,就让我听听你的高见吧』
连前置的寒暄都没有,她就这么说起来。
京 介,「不是说了明天到学校再说了嘛」
泉,『要重视时间啊』
泉,『刚刚如研究会时,最初传授给我们不就是这个吗?』
京 介,「你还真能记起那么旧的事情啊」
泉,『是京介你太爱忘事』
京 介,「可能吧」
本来,不用说也知道也会重视关于电影拍摄的时间。
摄影本身就会受到天气和时间巨大的影响。
磨磨蹭蹭的话,就会失去拍好画面的机会。
泉,『午休时逃掉摄影的事原谅也就算了』
泉,『好了,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今天放学后摄影休息——因为演员有事休息——如此。
课程结束之后,我联络了她,对白天逃掉摄影作了道歉,以及说明天早上会有话对她说。
然后马上就被新藤拉走,没空详细对她解释。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ポーズを変えるタイミングには注意して)
京 介,「想要重视时间啊」
泉,『给我用容易理解的说法,这个前辈不也说过吗?』
京 介,「不凑巧,我可不是什么懂事的后辈」
泉,『但是很有能力,而且是非同寻常的有能力』
京 介,「哈~,你会说这种话还真是第一次啊」
泉,『对你来说,夸奖打击都没用的吧,谁说什么也只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单是听发言的话,宫村宫子也是个足够自我主义了的人啊。
泉,『这次是来真的是吧……?』
京 介,「啊啊」
泉,『京介你,终于找到了想做的事情了呢』
京 介,「啊啊,找到了,这次是真的」
想要拍摄新藤景——想要和那女孩一起。
对于我来说她已经跨越了演员的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京 介,「我终于发现自己只是想着电影的事,而没有注意身边的现实」
京 介,「电影虽然是虚构的东西,但它也是来源于现实的」
泉,『现在才理解这点,你还真是迟钝的』
京 介,「确实如此呢,所以才会对研究部引来一堆麻烦,抱歉」
泉,『是啊,所以才不能再让你去现场转来转去』
;■笑顔
泉,『京介、你还是要被炒了呢』
京 介,「……谢了」
真的很值得感谢。
无论去还是离开,我擅自的行为都被她原谅了。
泉,『大家那边我会适当说点什么的,别再多说什么哦』
京 介,「我知道」
;■静かな怒り
泉,『永远也不要回来哦,你就算回来,我也绝对不会再管了』
京 介,「……啊啊」
泉,『所以,你呢……』
一瞬的沉默。
听到她轻轻吸了一口气的声音。
泉,『一定要拍自己的电影到最后哦』
京 介,「啊啊,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泉,『就算你回来……也不会让你入我们的圈子的呢』
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她的声音好像有些颤抖。
我一瞬想到。
难道说,把我喊回研究部的是不是她一个人下的决定。
;■御影チェック
;.message#say 640#say #say #say 彼女はたぶん、俺のことを本当に思っていてくれていた……。
她大概,是真的喜欢着我的吧……。
京 介,「抱歉、呢」
泉,『笨~蛋,别道歉啊』
一同在研究部同事的时候。
作为恋人交往的时候。
说不定对她更温柔些好吧。
;■笑顔
泉,『再见,要努力哦』
京 介,「你也一样」
后悔已经太迟了,所以我什么都没说的挂了电话。
已经无法在取回和她在一起的时间。
那么至少要考虑从今往后的事。
我和陷入同样的境地,就算如此仍然直视现实,那个坚强的她的事。
仅仅是新藤景的事——
#title 第二章_day13
;■<2章:13日目>
;■背景:校門(夏、7時
;■    堤京介:制服(夏)
;■    新藤景:制服(夏)
;■御影チェック
京 介,「呜噢噢噢噢噢噢……」
景,「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吧,真不象样」
京 介,「就算你这么说……」
新藤啪嗒啪嗒走在前面,而我举着摄像机,拼死地紧跟其后。
并不是有什么问题。
仅仅是因为昨天跑的太过分而引起的肌肉痛而已。
京 介,「新藤你身体不痛吗?」
景,「稍微有一些累,但肌肉并不痛哦」
京 介,「啊啊,是吗,年纪大了,疲劳反应会变慢看来是真的啊」
;(表情注意して)
景,「我比你年纪要小!」
京 介,「哦哦,说起来也是呢」
景,「我和前辈你基础体力不同啦」
京 介,「我对运动也还是很有自信的啊……」
平常不锻炼不会有持久力吧。
还是新藤是讨论外的怪物呢。
;☆(ここの表情はちょっと注意して。音声のラストに微笑み系入ってる?)
景,「顺带也锻炼一下前辈好了,确实也可以做不少运动呢,而且还能跟上我不是么?」
京 介,「嘛,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跟着而已啊……」
这边已经决定要超越从前彻底的跟着新藤了。
她走着的时候,就跟在她的后头。
游泳的时候,就跟到水平线的尽头。
;☆(もしかしたら、ここは無理して差分使う必要はないのかもしれん、、、)
景,「首先要重新锻炼你钝下来的身体,倒不是有什么意义,而是想不到别的该做的事」
景,「可以吧?」
京 介,「如您所愿」
我对她笑了一笑。
;(表情は注意して)
然后,新藤的脸上也盛开起闪亮的笑颜——
;■御影チェック
;■背景:図書室(夏、7時30分
;■    堤京介  :制服(夏)
;■    新藤景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制服(夏)
;(図書室でかけるような曲ではないのかもしれんが?苦笑)
;■御影チェック
景,「呜呜呜……」
京 介,「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吧」
景,「看着教科书这样排在一起我就头疼……」
闪亮的笑颜绮丽的完全的从她脸上消失了。
我们今天提前来学校的原因,是要为考试差劲的新藤补习功课。
运动虽然不错,但临近期末还不努力学习的话。
虽然她不太愿意,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京 介,「然,新藤苦手的科目是?」
景,「呜呜~」
京 介,「苦手的科目是?」
再次问了一次,新藤才勉强张开了口。
景,「现代文、古文、汉文、英语、数学、生物、日本史……」
京 介,「……有什么拿手的吗?」
景,「体育……」
京 介,「呜呜呜……」
景,「也,也不必抱着头吧!」
景,「当我是体力白痴了是吧!笑话我连大脑里都是肌肉了是吧!没其他优点还真是抱歉呢!」
京 介,「嘘~,大声会惹麻烦的」
周围学习的人盯着这边看了过来。
;■照れ
景,「啊……」
京 介,「总觉得不能行啊」
景,「被京介前辈说更让人恼火……」
京 介,「啊啊,嘛反正是事实,也没什么好恼火的啦」
景,「…………」
唰,用要杀人般的眼睛瞪了过来。
京 介,「呃~,那么就马上开始」
我调整好状态,拿出笔记本和教科书。
京 介,「要从什么开始?只是,我对英语有些不太拿手」
宫 子,「那么,那个让我教好了」
京 介,「出现了~!」
景,「宫,宫村前辈!?」
宫 子,「你们很吵唉,对别人造成困扰可不行哦」
京 介,「哈……」
景,「…………」
又来了。
宫 子,「要注意哦,小景和堤堤都是」
不过,突然出现然后吓人才是她的风格。
话说回来,我可不想被穿着名为“麻烦”的制服到处走来走去的人指责。
京 介,「宫村,我说你——」
;■真面目
宫 子,「小景」
又被无视了。
景,「……是」
宫 子,「再怎么看我成绩还是很好的哦,教人的方法也觉得很不错」
景,「宫村前辈是年级第一名这种事,就算我也是知道的」
这两个人的对话,总会有微妙的紧张感啊。
宫 子,「还是说,讨厌被我这样的人教呢?」
景,「当然讨厌」
毫无犹豫的,新藤断然说道。
景,「但是」
景,「我也想问你,为什么想要教我这样的人学习呢?」
宫 子,「啊啊,那是因为」
;■笑顔
宫 子,「小景很可爱啊」
景,「……可,可……?」
这自然就算是小景也会动摇的啊。
景,「宫,宫村前辈,你说什么——」
宫 子,「觉得你可爱,喜欢你啊」
这女人一边笑一边说什么啊。
而且还很认真的样子也让人觉得恐怖。
京 介,「那么,新藤怎么办?」
景,「你问我怎么办……」
京 介,「宫村的学力我可以作保证,在我们班,被她教过然后成绩上升的人很有那么几个的样子」
京 介,「然,怎么办?」
景,「……嗯」
新藤看着我,叹出一声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的气息。
然后一段时间内,新藤带着困扰的表情沉默起来。
我和宫村,都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案。
;■シーン転換
;■背景:屋上(夏、13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新藤景  :制服(夏)
;■空
;(指定どおり、空からこのCGにイン?)
午休时间,我把新藤带到了屋顶。
一瞬突然想到。
虽然这里的景色还是十分不错的,但会觉得有些不安心的心情是为什么呢。
京 介,「你觉得为什么?」
景,「我怎么知道」
新藤冷淡的回了一句,把最后的面包丢进嘴里,开始喝塑料袋装的牛奶。
京 介,「真是冷淡的回答啊」
景,「无所谓的东西,倒是,不是要决定今后的预定的吗,给我快一点啦」
京 介,「是是」
把从小卖部买来的金枪鱼三明治迅速的塞进嘴里,然后顺着咖啡灌下去。
京 介,「也说不上什么预定啦,下周从周一到周四都期末测验,这段时间内,虽然很遗憾但摄影完全得停止」
景,「理所当然的」
京 介,「然后,虽然从周五开始知道期末考试几乎都是休息——」
京 介,「但新藤这边应该还有补习和补考吧」
景,「少说得跟决定了似的!」
京 介,「嘛,能减少多少红灯才是这两天的课题啊……」
景,「不,不做做看怎么知道,就是为了这个,我才……」
对,新藤接受了宫村的辅导。
我当然对于提案的宫村感到有些微微的惊讶。
景,「总不能一直都说自己学习不行啊」
京 介,「那是自然,要是留级的话就不好看了啊」
景,「没糟糕到那样子!」
景,「自己成绩稍微好那么一点,好那么一点,少小看人~!」
京 介,「哦哦,小景放轻松放轻松」
京 介,「对了,给你零花钱好了」
景,「谁要啊!」
说着就把空了的牛奶待扔了过来。
京 介,「哦」
在要击中脸的瞬间接了下来。
京 介,「顺带一提,现在再喝牛奶来增长身高的就有点晚了」
景,「我是喜欢才喝的!」
京 介,「不过,追求的是胸部限定的话还并不是没有希望」
景,「再不闭嘴的话,你的命就是风中残烛了哦」
京 介,「稍微开个玩笑而已,继续往下说嗯」
景,「别以为我什么时候都会笑啊你……」
然后,就摆出一副僵硬的脸看着我。
就算再怎么吓人,基本上只说脸就可爱的过分啊。
景,「你在那傻笑什么的」
京 介,「什么也没有哦」
京 介,「总之就是考试之前,早晨的时候摄影」
京 介,「午休作为自由时间,放学后再次摄影,新藤还是继续运动的吧?」
景,「说是运动,不如说是康复训练吧」
说到底,那样激烈的康复训练这世上存在吗……。
京 介,「是什么无所谓,到傍晚之前就是这个了,然后,晚上是和宫村一起的学习会,这样可以吧?」
景,「我一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京 介,「小景,酷毙了~」
景,「别叫我小景!」
京 介,「哎呀哎呀」
还以为刚才如果不追究的话,以后就可以喊她带小字了呢。
景,「嘛……再怎么说我也不想留级啊,小失误倒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果然是有可能留级吗。
景,「如果真的留级的话……就无法面对了」
京 介,「无法面对谁?家人吗?」
景,「家人当然也算……」
景,「我必须认真的来到学园,愉快于学园生活,然后毕业」
景,「如果不这样的话……真的会无法原谅自己的」
京 介,「…………」
虽然好似有所隐情,但她看起来并不想说。
当然,我也不会去逼问她不想说的事情。
让她把一切都说出并不是我的目的,而且要把她的思念捕捉到影像中。
;■シーン転換
;■背景:教室(夏、16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新藤景  :制服(夏)
铛~叮~铛~咚~。
本天的课程结束了~。
京 介,「那么,走吧」
景,「嗯,要走了哦」
京 介,「哇!?」
京 介,「新,新藤,你怎么在这?」
这可是三年级的教室啊。
;(表情、注意して)
景,「不想浪费时间啊,好了,赶快拿上你的提包」
京 介,「稍,稍微等下啊,我教科书都还没整理呢……」
;(後ろを向かせるのではなくて、表情&ポーズを変えさせる?)
景,「不要磨蹭,反应迟钝我最讨厌了」
有干劲倒是好事,小景稍微有些暴走的味道呢。
;■御影チェック
;■シーン転換
;■背景:砂浜(夏、17時
;(このCGでインしてますが、京介のカバン、景の服装が違うので再利用はできません。よって演出指定とズレますが、スクロールはさせないで。ev02_111を使うのも手?切り出しも考慮に)
京 介,「哈~,哈~,哈啊……」
景,「真是的,你要精疲力尽到什么时候啊」
京 介,「就,就算你……这么说……」
怎么跟昨天一模一样。
但是我身上的肌肉痛的程度要比昨天大的多。
现在回想起来,跑着的新藤我也不必拍那么多次啊。
;■笑顔
;■御影チェック
;☆(a01差分をどこで使うかは、よくよく考えて)
景,「跑起来不是很舒服吗」
京 介,「在,在这世上……有更舒服的事情……」
景,「再多说一句无聊的话我就踢你到死」
京 介,「还真是给出了够具体的杀害方法啊……」
景,「因为我很认真的哦」
;☆(ここ、切り出しで?)
新藤笑了一下,望向无垠的大海。
京 介,「哈~……」
京 介,「新藤还真是有体力啊,跑了这么久,一点都不累啊」
景,「因为放弃部团活动还不到半年啊」
还在的时候她到底是做着什么样的猛烈练习啊。
景,「膝盖也一点都不痛……这样的话说不定」
;☆(わざとこのCG、ここから表示させてます)
京 介,「返回部团?」
景,「…………」
新藤的表情稍微有些困扰。
景,「地方无所谓,只要能够再一次打起篮球,这样就够了……」
京 介,「你是认真的吗?」
;(フェードスピードには注意して)
景,「你这什么意思?」
京 介,「你不是要做就要做的彻底的吗?虽然只是玩玩或者打街球也不错,但是我觉得认真的赌出胜负才适合你」
景,「…………」
新藤看了我一眼,表情愈加困扰起来。
京 介,「选择什么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希望新藤你做你真正希望的事」
景,「我真正希望的事……?」
京 介,「啊啊」
;☆(手を腰にあてちゃってます、注意して。腕を下ろしてるものを作ってもらう?)
景,「为什么京介前辈能说出这种话?」
京 介,「说为什么」
;☆(ここでカメラ下げてます。注意して)
我放下了手中的镜头。
然后直直的看着还有汗珠偶尔从额头浮起的新藤的脸。
;(インのタイミング、注意して)
京 介,「因为,我喜欢新藤啊」
;(この効果音の挿入位置には注意して)
;■呆然
景,「…………」
;■驚き
景,「…………唉?」
京 介,「啊啊,是啊,就是如此,我也才刚刚注意到呢,哈哈哈」
景,「哈哈哈……你」
新藤呆呆的张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会呆住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作为爱的告白,来的也太突然了啊。
景,「景」
京 介,「景?」
;■慌てて
景,「不叫我小景了吗?」
京 介,「那么喊你不是会生气吗」
景,「因为……」
景,「京介前辈开玩笑的时候,不总是带着小字的吗」
京 介,「就算是我也不能说我喜欢开玩笑吧」
景,「你不是总是在开玩笑的吗……」
京 介,「原来如此,以往的素行遭来的报应啊」
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好好交往过一次。
都是从朋友开始一点点的变为恋人。
京 介,「那么,我再说一次」
景,「唉……」
京 介,「我喜欢新藤景」
;(この前の、景の台詞でもこのCG挿む?)
景,「…………」
新藤什么都没有回答。
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知该往哪里看的眼睛。
;(適当な切り出しやな、、、)
只有起伏的海潮轻轻拍打着空气发生的阵阵回响。
;■シーン転換
;■背景:京介自室(夏、18時
;■    堤京介  :制服(夏)
;■    新藤景  :制服(夏)
;■    宮村みやこ<嚱服(夏)
宫 子,「打扰了~」
京 介,「真的是打扰了啊」
随着宫村走进房间的我说道。
宫 子,「真失礼啊……」
宫村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啪嗒啪嗒的穿过房间,然后坐了下来。
景,「……你好」
;(↓の文章、ちょっと注意して。3人の位置について。まあ、問題ないか)
坐在我面前也是新藤的一边。
宫 子,「你们两个都已经开始了呢,再早些来会好点吧」
京 介,「啊啊,新藤也已经是进入康复第二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