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silver》游戏原案

发布于 2022-03-06  152 次阅读


「刚才我很高兴…」
「因为你称我为你的妻子…」
是因为刚才的事让她特别高兴吗,\r菖蒲说着同样的话。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那是当然的吧」
「呵呵,也是呢」
那样说着,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笑着,\r仰望着天空,白云空卷逝悠悠。
「呐,大井迹大人」
「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再去一下那个地方吧?」
「…那个地方?」
「是的。那个老地方。\r 我想看看是不是已经开花了」
…原来如此。是指那里吗。那河边不知为何只是今年没有开花。
「呐,我们去吧!\r 或许已经开了花也说不定哟」
看着像是如释重负而开朗地笑着的菖蒲,\r我也像是被感染了似的,开朗地回答。
「好吧,那么我们一起去吧」
「好的!」
…这毫无疑问是最后一次了吧。
只是一次就足够了,\r但愿我们能够一起看到亭亭净植的菖蒲花…
「啊,等我一下」
「…?」
「我暂且回村里一趟,\r 想带个东西让你看看…」
「…想让我看的东西?那是什么?」
「呵呵,那是秘密哟」
#text_off
「那么我先失陪了,大井迹大人」
「嗯」
「傍晚在老地方见吧…」
「待会见,菖蒲…」
『 我等你哟 』
#text_off
我听到他那样说后,使劲地点着头。
「那么,我们约在那个地方等吧」
(嗯!)
我在心中高兴地回答,\r然后走去平时帮我治疗的心理医生那里。
今天,我要战斗到底。
带着从最重要的人那里得来的勇气,\r与保护它的自信。
然后我来到入口前面。从里面能够听到医生跟助手的谈话。
『医生,下一个是筱崎小姐…』
『嗯,是那孩子吧…』
在谈论我?于是我无意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开始听着里面的对话。
『那孩子,你要怎么办?』
『要怎么办?没有办法吧』
『她貌似是医生你的熟人的女儿吧?』
『嗯,所以我才给她看病的…』
他们在说什么呢。\r是在说我的什么吧。
『不过,我之前也说过了吧』
『嗯,你说过那孩子治不好呢…』
…那孩子,治不好…?
我脸色一白。全身没力,腿在哆哆嗦嗦地颤抖着。
『趁早让她本人放弃,\r 这样更好一点吧』
『虽然是那样说,不过也得给那孩子的父亲面子呢…』
『而且,我现在也让她做了很痛苦的事吧』
『嗯,她应该是往那个方向发展的』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r心脏的跳动频率不断加快,血气冲上脑袋。
『不过,不是说她有男朋友吗』
『看来是那样呢。她的男朋友也挺可怜的呢』
接着,我回过神来时,\r已经猛地一下打开了治疗室的门了。
在我冲进去的瞬间,首先跟医生的眼睛四目相对了。他露出吃惊的表情,像是在问我有什么事。
『刚才的对话,是怎么一回事』
我用手语追问道,\r医生却尴尬地把视线移开。
『请回答我。刚才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既然让你听到了也没办法了。…坐下吧」
#text_off
医生像死心了似的,让我坐在椅子上。\r但是我并没有照他说的做。
「…你稍微有点不冷静呢」
他笑着,令人作呕的笑容。\r他惹得我愤怒不已。
「嘛,算了。我回答你的问题吧。\r 反正这也是迟早都要说的呢…」
医生那样说着,拿起了桌子上的记录册。
「这个是从你来我这里就诊开始就记录着的,\r 你的精神状态的记录。已经有好几年的备份了吧」
「我对你做了各种试验,\r 但是无论哪个都没有得出好的结果。也就是说,已经治不好了」
…他是想说已经毫无办法了?\r我已经无法再说话了?
『那么,为什么要让我做那么痛苦的事』
「那是一种所谓的放弃疗法。 我希望你能够把它当成是最后的治疗手段」
;■「唖然とした」になってます。これは「がくぜん」ね。(汗
我顿时愕然了。
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真的可以吗?
「我先说明一下,这样也绝对不是很好的方法。\r 那只是经过计算的治疗而已」
『那,那么,今后我…』
「名叫三井的是你的男朋友吧,\r 真是造孽呢,阻碍了恋人的幸福都茫然不知」
『请别说我男朋友的坏话,\r 他,帮了我很多。他是我的力量之源』
我那样用手语反驳医生。\r不过,他却一笑了之,
「那样的小伙子能干什么!\r 能让你说出话来吗!」
「我是根据充分的知识和多年的经验而那样说的。\r 你别把我当成像他那样的小伙子!」
#text_off
『你,你怎么能…』
「因为是这种时候所以我就直说了吧。\r 治不好是因为你没有遵从我的治疗方法啊」
「我没有任何错误或过失。\r 不能再说话,这是你自己的过失造成的」
『…怎,怎么会…怎么会是我的错…』
「这是你最后的希望。\r 如果你想继续接受我的治疗的话,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如果不要的话,就去你的男朋友那里吧。\r 不遵从我的治疗法的人不来也没关系」
…对我来说,除了那种办法外,别无他法了吗。…除了那方法外,没有其他办法能让我说话了吗。
我感觉到重新堆好的积木,\r又会再次崩溃掉。
「嘛,今天我就当你接受了刺激性的治疗而精神疲惫了吧。\r 你可以回去了」
看着两肩无力垂下的我,\r医生用缓和的语气说道。
掉落的眼泪沿着脸颊,\r掉到冰冷的地板上。
…在嘈杂的蝉鸣稍微安静下来之后,\r从村里回来的我藏在了小屋的旁边。
在这里藏着的话,大井迹大人也不会发现的…\r我那样想着,从一棵很大的树后偷偷地看着小屋。
「其实我是…想让他看看我这身和服的装扮…」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做这件和服。\r这是我打算在成婚之日上穿上的重要的和服。
「我还真是说着傻话呢…」
大井迹大人他,不可能会因为看到\r这么粗糙的和服而感到高兴的吧。
所以这只是我的个人满足而已。\r因为我决定了只让一个人,一个自己选中的人看到这身衣服…
总觉得这比起让他看到我的裸体还害羞呢。
不过,除了在这个时候,没有其它时候要穿上这身衣服了。
我想奉献我的一切给他,\r为了他所以才穿着这身衣服…
热虽然感觉有点热,不过不时吹来的宜人凉风,\r让我觉得今天很舒服。
虽然不是完全的晴天,因为天空中四处飘浮着显眼的云朵,\r不过我的心是一片晴朗就足够了。
在我和菖蒲相遇,认清对方的爱慕之情后,\r第一次的约会就是,两人最喜欢的那个地方。
我回应了她那『想要约会』的纯真希望,\r我们约定了在长满菖蒲花的那个地方见面。
看来我是比约好的时间来早了,\r不过总比迟到要好。
期待还真是一件好事呢…
我看着还没开放的菖蒲花,\r回想起至今为止发生过的事。
…第一次去那咖啡馆的时候。
出来迎接我的,\r是穿着可爱制服外加一件围裙的她。
…我或许,对那笑容\r一见钟情了吧。
从不良少年的包围中把她解救出来,\r然后两人一起走在坡道上。
…那一天,我第一次认识她。
…我第一次被她带到这里来的时候。那是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充满感动的日子。
接着,她被心理医生告知了痛苦的事后而消沉度日。然后,那之后她对我第一次落泪,以及露出最美丽的笑容。
接下来,是我跟她的思念合二为一的那天。
现在想起来,从来到这个城镇以来,\r我感觉到,我都在围绕着她而转。
虽然必须跨越的障碍之壁很高,\r不过我们两人同心协力的话一定能够跨越的,现在我是那样深信着。
轻风吹拂着脸颊,凉爽宜人。\r草木随风摇曳,发出悦耳的沙沙声。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
我看了看手表。\r已经快要到和她约定的时间了。
我两手用力伸往天空。
我那时候才发现,\r与来这之前相比,云层厚了很多。
#text_off
………
…远方传来隆隆的雷声。
不知不觉中,夏季的蓝天完全消失了,\r乌云密布,看起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跟她约定的时间,也已经早就过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稍微有点担心,\r想着恐怕是店里很忙吧。
试想一下,现在也是那家年中无休的咖啡店最繁忙的时候,\r从中午时分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就算店主手很熟,一个人做也很辛苦吧。
她恐怕是直到店里的客人减少为止都一直在帮忙吧。
嘛,那样的话我也无所谓,\r她的迟到我也能够理解。
…我再等一会吧。
在我那样想的时候。
一滴冰冷的水滴,掉在了我的脸颊上。
为什么会这样啊…在这种日子…
…怎么办啊?我稍微有点担心。\r去店里看一下吧?
在我那样想着,准备跑出去的瞬间。
哗啦啦—————!!
一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真糟糕呢…」
被淋湿了的我也没有感到任何寒意。\r大雨冷却了夏天的闷热,这反而使我感到凉爽舒服…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r现在早已经过了跟她约定的时间了。
菖蒲……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 真迟呢… 』
在约定之地,那条小河边,\r我一个人白白地等待着。
夕阳西下。
河面上吹来凉风,捎来傍晚的阴凉。
…然后,我所剩下的时间,\r也真的是不多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虽然我很担心,不过什么都做不到。\r时辰到的时候,我就非得离开这里不可了。
#text_off
银丝之法。为了完成它所记载的最后一个条件…
「嗯…?」
就在我眺望着日落前那令人满怀思念的天空之时\r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刚才好像…」
我慢慢地把视线收回来。\r碧草丛生的河边,有着一点…
「…噢!」
我不由得发出惊叹。
不过,老实说我很高兴。
在葱绿丛中,\r像是上错色了似的,绽开着一朵紫色的花朵。
仅有一朵。虽然只有一朵,不过那花还是开了。
「开了!开花了!」
仿佛一只停在绿叶上休憩的蝴蝶一样,\r那朵花静静地伫立着,花瓣随风摇曳。
「可恶…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她却不在这里…?」
我顿足捶胸地懊悔着。\r明明现在我等她已经是,到了急不可待的时候了…
「你也开得真不是时候呢…」
我对着那朵花那样说。
「简直就像,想要把我留在这里似的…」
那时候。在我那样想的时候。
那一瞬间,我全身都打着寒颤。\r感到连鸡皮疙瘩都起了。
「…菖蒲?」
然后在我回过神来时,\r我已经在全力往小屋那边跑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样想。
…不过,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之后我大概又等了一个小时,\r不过,雨还是没有要停的样子。
而且比刚开始下的时候要大得多,\r不过对于已经湿透了的我来说也没关系了。
…她现在怎么样呢。是在雨中,正往这边赶来吗。
不管怎样,\r不要像我这样湿透了就好了。
…她一定会来的。\r现在只要那样相信着就足够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果然不是幻觉呢…」
她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mov %18,-2;移動距離
;●●「久世様? 久世様!?」
;誰かが遠くで、俺を呼んでいる。
;俺もゆこう…その場所へ…
;■数日後あたり
;■白
;◆=セリフ欲しい所 石切(いすな)さん
;銀子ちゃん○6才。
;▲=あやめちゃんの台詞です。
#textbox message,name
;三 井「呼,最近有个好消息」
放学后,\r我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一边点击着鼠标,\r一边被打动着。
朋友推荐我的这款叫『水色』的游戏。出奇地合我的胃口。
我只是看了下大致的内容,\r便一口气把它打通了。
三 井「说起来,这个叫健二的主人公…」
三 井「可真是个有魄力的家伙啊…不知为何总是这么觉得」
我看着游戏ED处滚动的STAFF列表,\r嘴里不由得感慨道。
在性情各异的女主角中,\r给我印象最深的…
特别是特典中的恵理子06岁,\r一直令我回味无穷。
三 井「我也想变成水色主人公那样啊…」
对,如果我的性格像他那样有魄力的话,\r就能摆脱主人公没有存在感、过于窝囊这种口碑了…
三 井「算了,这种事随他们便吧!」
与此相比,\r我更想和菖蒲酱做些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女服务员搭配水手服的样子,\r这萌点绝对可以秒杀一切怪蜀黍…
然而,我却总是很窝囊很普通地去H她…
三 井「嗯~菖蒲酱06岁…」
………
呼…光一个人在这嘟囔也没用。即使憧憬也是在做白日梦。
不过,要是真变得那么有魄力的话,\r哪怕是我,总有一天也会…
三 井「不对!!」
人家是主人公我也是主人公!>意味不明人家能做到的话我也应该一定能做到的!!
三 井「是啊,决不能再让别人说三井很窝囊了!」
即使不用钢弓锻炼身体,\r我也能成为和健二不相上下的主人公的!>意味不明
…当然性格不能说改就改,\r不过,H的方式嘛…
三 井「我要…我要…」
;☆↓熱い三井君の一枚絵用意します
;■効果音入れ↓
;タイガー三井「虎になるんだぁ!!」
叮当叮当
;☆喫茶店
菖 蒲「欢迎光临,三井吗?」
三 井「啊,早,早,」
菖 蒲「怎,怎么这样气喘吁吁的?」
哈哈,\r毫无意义地冲刺过来的。
三 井「哟,菖蒲酱」
呼,平常心,平常心…静下心来,不要显得太奇怪。
菖 蒲「…怎么了?」
菖蒲酱穿着超可爱的水手服和围裙随口问道。
…啊,在变得和老虎一样的我眼里,\r她看起来更像一只待宰的小肥羊了…
三 井「(盯着看)~…」
菖 蒲「哈?」
首先,要冷静下来,\r把她约到我的狼窝里…
三 井「(盯着看)~…」
菖 蒲「喂,有什么事吗?」
作战开始…我现在就是老虎了,\r我要让大家看看我的实力!
菖 蒲「三—井—!」
三 井「诶?」
菖 蒲「喊了你这么多遍都没听见,在想些什么呀?」
三 井「啊,抱歉。刚才走神了。哈哈哈」
这样可不行,\r不能老是走神。
菖 蒲「唉,真拿你没办法呐~三井」
三 井「啊哈哈哈哈」>语气生硬
菖 蒲「看你握着个拳头在那儿傻站着,\r    真替你感到有点担心」
三 井「别,别放在心上」
不妙啊。\r如果被怀疑的话就麻烦了。
那样的话,计划就要泡汤了。
我必须要多注意些,\r不能让这个邪恶的计划暴露了。
菖 蒲「那,今天点什么?」
菖蒲面带微笑等待着。
好可爱啊~菖蒲。\r我不禁越来越有干劲儿了。
要想作战胜利必须得慎重一点…
三 井「啊,不用了。嗯,那个…」
菖 蒲「诶? 什么?」
…快想,快想该怎么说啊。
必须确保不被她怀疑…\r虽然如此,难道要拐弯抹角地说么…?
三 井「去我家吗?」>直截了当
菖 蒲「怎,怎么这么突然!?」
哇哇,好一个回马枪!\r没办法,现在只好模仿师傅(健二)了…
三 井「啊,这个,是这样呢,\r    因为我刚刚搞到了一部非常有趣的录像带」
菖 蒲「录像带?」
三 井「啊,所以好想和菖蒲一起看啊」
菖 蒲「嗯~但是,我现在在替爸爸看店啊」
什么…老板不在吗!?\r天赐良机>( ̄ー ̄)
三 井「那就关门直接去我家吧~」
菖 蒲「等等,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啊?」
三 井「好了好了,赶紧走吧~」
说着我强拉起了她的手。\r因为变成老虎的我是很积极的。
菖 蒲「等,等等」
菖 蒲「奇怪! 今天的三井好奇怪啊」
三 井「你在说些什么啊,菖蒲酱。\r    我哪里和平时不一样啦?」
菖 蒲「呃,那个,怎么突然强拉起来了…」
噗,真敏锐…\r不愧是菖蒲酱。
稍微改变下策略吧。
三 井「对不起…这部录像无论如何都想两个人一起看」
;■↓WAVの前空白長い
菖 蒲「…只有两个人一起看吗?」
菖蒲酱的脸有些泛红了。\rGOOD,进入我的节奏了。
三 井「好想和菖蒲酱一起看啊~」
菖 蒲「啊,嗯…」
菖 蒲「好,好吧,就看一小会儿哦」
YES!
三 井「好的~赶紧走吧~」
菖 蒲「嗯,嗯…」
就这样,\r我成功钓走了菖蒲酱。
;☆三井の部屋
三 井「那,赶快去看吧」
菖 蒲「好紧张好期待啊」
略微有些紧张的菖蒲酱,\r果然还是那么的可爱!
不错,目前为止作战都很顺利。\r接下来就要到重头戏了。
菖 蒲「话说,是看什么录像啊?」
三 井「啊,那个…」
呼呼。这句话早就预习过(在水色里)的说。如何回答我已经胸有成竹了。
三 井「《寻找幻之兔纪录片》」
菖 蒲「…哈?」
三 井「也叫《兔子猎人》!」
菖 蒲「这,这个很有趣吗…?」
三 井「当然啦!」
菖 蒲「说起来,幻之兔是什么…?」
三 井「不,不知道,反正就是幻之兔啦…」
菖 蒲「………」
三 井「………」
菖 蒲「……………」
三 井「………」
菖 蒲「那,你看,我必须回店里了」
三 井「等,等等啊…」
呼,再这么下去就完蛋了…\r好不容易才展现出了一点男主人公的气概。
…我要加油啦! 我是不会输的!
;☆↓熱い三井君の一枚絵
;■↓効果音
;タイガー三井『虎(とら)になるんだぁ!!』
三 井「好! 那就,开始看吧!」>坚决度1
菖 蒲「啊,但是,那个,店里…」
三 井「开始看了!!」>坚决度3
菖 蒲「啊,…嗯…」
好,形势对我越来越有利了!>还没等我使出最后一招眼前有个难题,该如何进入气氛呢。
没问题,对于变成老虎的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r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ダメ↓そのシーンの情景が一切無いじゃん
为了达到目的,必须要先看录像带!\r我慢慢地插入了录像带。
不知为何菖蒲酱像刚来时一样紧张了起来。
…别太在意啦。\r路在前方,要朝前看!
我有所期待地开始播放录像带,\r画面上的是恵理子06岁(主演)
刚开始主角就穿着兔子装登场了。
…由于先前的准备,\r一上来并没有从头开始播放。
菖 蒲「…那个,三井?」
三 井「…怎么」
菖 蒲「这是,啥?」
三 井「再,再怎么看,不都只是个兔子嘛」
菖 蒲「兔子是指这个兔子装吗?」
三 井「正是这个所谓的幻之兔啊」
菖 蒲「幻,幻之兔,怎么刚开始就登场了?」
三 井「是啊~太突然了,我也被吓到了」
菖 蒲「我倒是被三井吓到了…」
三 井「别管那么多细枝末节啦!」
菖 蒲「完全不是细枝末节嘛」
三 井「快,快看,\r    不认真看的话会错过好场景的哦」
貌似气氛有些异常啊…\r这种关键时刻绝不能出什么差错。
菖 蒲「诶?」
画面中的恵理子06岁(主演),\r很快摆出了H的姿势。
菖 蒲「嗯…诶?这…」
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根胡萝卜。
(啊,啊~嗯)
菖 蒲「等等等一下」
很激情的内容嘛。\r也难怪菖蒲酱会显得措手不及。
…难道不是吗?
(呼~嗯,啊,啊~)
菖 蒲「喂,喂!三,三井?」
三 井「呀,不愧是幻之兔…」
(哼…哈~)
越来越激情了,\r恵理子06岁…好棒啊。
菖 蒲「不! 绝对是放错片子了」
三 井「没错,的确和普通的兔子有一点点的不同」
菖 蒲「不是指这个啦!」
三 井「那,是啥?」
菖 蒲「那,那个,这…………」
菖 蒲「H的东西…」
话音未落,\r菖蒲酱的脸就变得通红了。
(哈~好寂寞啊~安慰我吧)
恰巧在此时,\r恵理子06岁说了这句台词。
我无视着她慌张的样子,任凭画面变得越来越激情。
菖 蒲「………」
诶?菖蒲酱。\r本以为她会接着发表一堆牢骚的…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三 井「菖蒲?」
菖 蒲「………」
三 井「喂~?」
她只是一味地凝视着画面,莫非…\r不,她还不至于那么三俗。
菖 蒲「………」
三 井「难不成,这部录像很对你的胃口?」
菖 蒲「不不不不不,完全没那回事!?」
…怎么回答得这么僵硬?\r在我怀疑的目光下,菖蒲酱掩饰不住自己的慌张。
(啊,嗯,好棒)
在恵理子06岁的声音下,\r菖蒲酱再次生硬地把眼神移向了屏幕。
菖 蒲「(盯着看)~…」
(啊,继续,继续…)
菖 蒲「(盯着看)~…」
(我要胡萝卜,给我胡萝卜)
菖 蒲「(盯着看)~…」
总觉得她看得很入迷呢…
说不定,\r真的很感兴趣呢。
(不行了,快要不行了~!)
菖 蒲「…(咽口水)」
(啊啊啊啊~~嗯!)
…真是出人意料哦,恵理子06岁!\r然而更出乎预料的是菖蒲酱的反应。
菖 蒲「那个…」
录像刚放完菖蒲就开口说话了。
三 井「嗯?」
她指着屏幕上滚动着的演员表。
菖 蒲「真是个唬人的名字呢…」
三 井「…………」
菖 蒲「我是说幻之兔…」
三 井「………」>怯懦度20
菖 蒲「果,果然,这个是…」
三 井「…………」
菖 蒲「是H的录像啊…」
听不见…听不见…\r…我是老虎啊…我现在是老虎啦…
我是…我是…
三 井「对不起」>怯懦度MAX
姑且跪下了。
菖 蒲「…三井」
不觉得很不对劲么!\r这样下去,我不还是个懦弱的主人公吗!
三 井「不,不对! 听好了菖蒲酱!」
菖 蒲「什么不对…?」
我用力握紧了拳头。
现在是决胜负的时候!\r我要豁出去啦!
;★■↓展開イマイチ
三 井「这的确是H的录像没有错!」
菖 蒲「果,果然」
三 井「但是这为了我们才放的!」
菖 蒲「为,为了我们?」
三 井「就是说,为我们进一步发展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菖 蒲「你在说些什么,我可一句都听不懂哦」
菖蒲不解地说着。\r好,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氛围!
三 井「接下来我说一些重要的事,你要好好听着」
菖 蒲「嗯,嗯」
菖蒲酱带着恐惧点头了。
我长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了下去。
;タイガー三井「実はただ単に俺がバニーさん好きなだけ!」>断言
菖 蒲「…什,什么~!?」
老虎三井「快穿上兔子装H吧!」>出神
菖 蒲「诶诶诶诶诶诶诶~!?」
也难怪菖蒲酱会这么吃惊。
我这么随口地说着H的事情…\r当然,我完全没有退缩的道理~!
;このバックで流れるジョンスターのテーマ曲に乗せて、
今天,懦弱的三井就要成为历史啦!
三 井「…怎么样,OK?」
菖 蒲「那个,,就算你突然提出这个」
三 井「不行吗?」
菖 蒲「先不管这个,至少我没有兔子装啊」
三 井「要,要是有的话行吗?!」
菖 蒲「啊,嗯」
…( ̄ー ̄)嘿嘿。\r这样一来不就锁定胜局了嘛。
三 井「那就不用担心啦」
菖 蒲「诶?」
当当当,
『重装备兔子套装』
菖 蒲「怎,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三 井「在已经变成老虎的我面前后悔也没用哦」
要说我为什么会有这东西,\r是因为早就预感到这一天的到来了!
菖 蒲「老,老虎?」
三 井「别在意。赶快来吧」
我把『重装备兔子套装』递给了她。
菖 蒲「等,等等」
菖蒲满脸通红显得有些不满,\r只有可爱这个词能形容现在的她了。
总感觉像看到了希望之光似的。
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地推倒吧!\r向着最终的目标,前进!!>坚决度MAX
三 井「…你可是说过如果有的话就行的」>小声
菖 蒲「三井?」
三 井「我特别想看菖蒲酱穿兔子装的样子嘛」
菖 蒲「不,不用那么眼泪汪汪地…」
三 井「呜呜,(抽泣)」
菖 蒲「嗯,但,但是」
三 井「明明已经寂寞得要死了…」
菖 蒲「我不是兔子啊…」
菖蒲为难地低下了头。\r接下来只需要最后一击了。
三 井「呜呼,菖蒲酱彻底伤了俺纯洁的心灵了…」
菖 蒲「话,话说回来三井,就是为了这个才把我叫来的?」
三 井「别罗嗦了!(态度突变)赶快换衣服~」
菖 蒲「诶,一下子像变了个人似的」
三 井「别再拖拖拉拉的啦!快换!」
菖 蒲「…我被骗了。一定是被骗了」
;三井君の部屋。
#textbox wakuy,name
菖 蒲「好害羞啊…」
菖蒲酱穿着兔子装站在我的面前。
三 井「那,先躺下吧~」
菖 蒲「怎,怎样?」
三 井「呼呼呼…兔子只有被老虎吃掉的命运哦」
菖 蒲「所以说老虎是指什么啊?」
三 井「别在意~别在意~」
菖 蒲「我可是非常的在意啊」
回想起来,能走到这一步真不易啊。
那些痛苦的时光,\r马上就要迎来回报了…
三 井「…………」
菖 蒲「三,三井?」
三 井「…就让我尽情地施展老虎的威力吧」
菖 蒲「什么?」
三 井「啊,没,没什么~」
菖 蒲「…总觉得很不安哦」
;☆一枚絵.銀子ちゃんH
;>パンツ.ブラあり状態
我的手开始在菖蒲酱的大腿上慢慢地游走着。
菖 蒲「啊呜」
;あいた右手はバニースーツの隙間から
;胸の中へと滑り込ませる。
随后右手在兔子装上,\r揉捏起了胸部。
菖 蒲「啊,不,不可以…」
菖 蒲「呼,呀,啊嗯」
正当我一心揉摸时,\r手心上偶然感到突起的硬点。
菖 蒲「不,不要这么用力啦」
三 井「胸部,很爽吗」
菖 蒲「…嗯啊」
菖蒲害羞地点着头。正当我掐住突起时,她弓起了后背。
菖 蒲「啊,啊,啊,啊啊嗯」
在胸部上尽情揉捏的同时这里也一样。
菖 蒲「哈,那里,…」
菖 蒲「啊啊!?」
就这样数次又按又抬的循环着,\r手渐渐地扯下了衣服。
菖 蒲「哇,啊,不要」
不时有力地顶入的话,\r菖蒲酱的身体就会颤抖着。
当然也不能忘了胸部。\r两腿间隔着布也逐渐感觉到湿润的触感。
…差不多了吧?
三 井「接下来,这样」
呲啦,
我用伸向两腿之间的手指,\r毫不犹豫地撕开了内裤。
菖 蒲「哈,哈…呀!」
大腿铺展开来,两腿之间的布破裂了。黏糊的爱液从中间缓缓流下。
三 井「哦,感觉来得挺快的嘛」
菖 蒲「没,没那回事啦」
红着脸否定的样子,\r还是那么的可爱。
忍不住想逗一逗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啦。
三 井「但是,都流到大腿上了哦?」
菖 蒲「今,今天的三井,真,真H」
太好了。\r变成老虎真是太好了。
三 井「没办法啦,都是菖蒲酱可爱得过分了」
跐溜
菖 蒲「啊啊~!」
正当我把手指插入裂缝时,\r菖蒲酱的背突然弓起得更厉害了。
难,难道是。
三 井「高潮了吗?」
菖 蒲「哈,哈,哈…」
菖蒲上下晃动着。\r将我的手指紧紧地束缚住。
我试着让手指慢慢地左右移动着,\r淫荡的水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跐溜跐溜…
菖 蒲「别,别乱动…」
三 井「为什么?」
菖 蒲「啊,哈,哈,还会高潮的…」
果然刚刚高潮了吗…
被动的菖蒲显得非常应接不暇。
我又追加了一根手指。
菖 蒲「啊,啊~嗯,手指插进来了,啊」
抽插抽插抽插抽插,
菖 蒲「咦呀,啊,啊嗯,啊呜」
在越发猛烈地抽插后,\r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稠的爱液。
三 井「菖蒲酱好敏感啊~」
跐溜跐溜,
菖 蒲「没,没这回事,啊,啊,啊嗯」
菖 蒲「啊,不,哇,啊啊」
菖 蒲「三,三井,又,又要」
菖 蒲「高,高潮,了,我」
菖 蒲「咦啊啊,啊,啊呼,啊啊」
三 井「糟了」

菖 蒲「嗯啊」
我慌张地拔出了手指。\r好险好险,刚刚有点太激烈了。
三 井「那,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我也快忍不住欲望了。
菖 蒲「呜,嗯…」
菖蒲酱轻轻地点了点头。\r等等…就这样寻常地做下去也太无聊了。
怎么说也得挑逗下菖蒲酱。
我从牛仔裤里取出肉棒来,在裂缝口反复摩擦着。
咻,咻
菖 蒲「啊,哈,三,三井?」
三 井「我想让你也说\r    恵理子06岁中的那句话」>小声
菖 蒲「啊,啊嗯,说,说什么…」
三 井「和恵理子同样的话」
菖 蒲「难,难道是,\r    那,那个,那个台词?」
三 井「人家想听你说嘛~」
菖 蒲「那,那种话,不,不会说的…」
菖蒲边不断忍耐着裂缝被摩擦的快感,\r边认真地摇着头。
三 井「不说的话,就停手吧」
我这样说着,同时停止了腰的晃动。
菖 蒲「啊…」
菖 蒲「呜,呜,心眼真坏~」
三 井「要是能说出那句台词的话」
菖蒲酱轻轻地叹了口气,\r胆怯地开口了。
菖 蒲「胡,胡萝卜」
三 井「嗯嗯?」
菖 蒲「我要胡萝卜…」
三 井「好~,OK~」
菖 蒲「三井不是这样的~\r    不管怎么想三井都不会是这么邪恶的」
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菖蒲酱。我一口气插入了趴在我身前的她的蜜穴里。
;☆一枚絵 2

;★■↓テキスト量、少なすぎ
菖 蒲「啊,好,好突然!啊啊嗯!」
菖蒲酱的体内如火一般地灼热。\r里面收缩得也很紧…
三 井「哇,这,这家伙」
菖 蒲「啊,快,快动啊」
不知是否之前一直在忍耐着,\r菖蒲酱主动晃起了腰。
三 井「怎么样,爽吗?」
菖 蒲「爽,爽,啊,哈,啊呜」
三 井「呜,菖,菖蒲酱」
菖 蒲「嗯,爽,啊,啊,爽啊!」
怎,怎么感觉我完全被无视了?\r差不多就要射了…
三 井「菖,菖蒲酱,那么」
菖 蒲「啊呜,哈,嗯,啊嗯」
三 井「我,差,差不多就…」
菖 蒲「诶,还,还没,再,再等会儿」
菖 蒲「等,等会儿,就,一会儿,啊」
菖蒲酱的身体晃得越来越激烈了。\r哼,已经变成老虎的我一定要撑住!
跐溜跐溜跐溜
菖 蒲「哇,怎,怎么,突,突然就!」
我忍耐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菖 蒲「呀,啊嗯,啊\r    嗯,爽,好爽,真好,」
菖蒲酱的体内夹得越来越紧。
跐溜跐溜跐溜
菖 蒲「嗯,啊,啊,\r    你那个,还,还是那么大」
三 井「菖,菖蒲酱\r    我,大概,大概已经挺不住了」
菖 蒲「不,不行…\r    就再,再,再来一点」
呜,眼前突然一片白色感觉就要到达临界点了。
菖 蒲「哈,啊,嗯,啊呜,啊,啊啊」
菖 蒲「三,三井?」
三 井「诶?」
菖 蒲「三,三井,爽,爽吗?」
啊,菖蒲酱。\r竟在这时候也来关心起我来了…
三 井「啊,是啊,非,非常爽」
菖 蒲「嗯,嗯,我,我也一样哦」
我改变着腰部运动的速度,\r准备着最后的喷射。
菖蒲酱左右摇晃着身体。
菖 蒲「啊啊,射,射在\r    里面,要射在,里面,哦」
我们都感觉最后的那一点越来越近了。
抽插抽插抽插,
随着我激烈的前后运动,碰撞的声音也变大了。
三 井「热,好,好热啊\r    菖蒲酱的身体里面」
菖 蒲「啊,三,三井的那个,也,很热,」
三 井「要,要射,要射了,菖蒲酱」
菖 蒲「呜,啊啊,嗯,\r    一,一起,一起高潮吧」
这就是变成老虎的我的全力!
抽插,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用力顶住菖蒲酱的瞬间。
菖 蒲「啊,啊啊啊啊啊嗯!」
我和她都强烈地晃动着。
三 井「呃」
菖 蒲「啊,快,射,射在里面,快,快!」
;0☆白
刷刷刷,
三 井「呜,哇」
菖 蒲「啊,哈,射进来了」
精液喷射到了菖蒲酱的最深处。
瞬间,我的意识飘得很远。
;☆白
#textbox message,name
菖 蒲「三井今天是怎么了?」
在去往咖啡店的路上,\r走在我旁边的菖蒲酱和我搭话了。
三 井「什么怎么了?」
尽管我知道她在说什么,还是故意要逗逗她。
菖 蒲「这,这个」
大概是回想起刚刚的事了,\r菖蒲酱突然满脸通红地低下头掩饰着。
呼~真是有趣的反应。
三 井「嘛,好啦好啦」
菖 蒲「什,什么好了啊我听不懂…」
三 井「说起来,下次来我家看什么好呢?」
菖 蒲「……诶」
听见我的话之后菖蒲酱突然停下了脚步。
三 井「OK?」
菖 蒲「三井不是这样的,\r    三井绝不会是这么邪恶的!」
在我变成老虎的那一天,\r菖蒲酱的叫声,在夏日的天空中回响着…
;「銀 色」-ぎんいろ-
;■ここが、一章終わりから二章間
铃—铃、铃…
月亮高高地照射着脚下,\r残存着些许酷暑的山路在月光下展现开来。
耳边回响着躁动的秋虫的声音,\r以及在附近流淌着的溪水的声音。
「石切,是不是有点累了?」
「没关系,不累」
「累了的话不用特别勉强的」
「我,我没有勉强」
虽然她中途说出了这样逞强的话,\r但估计多半也累了。
…没办法。到小溪附近稍作休息吧。
;□情景.心情
从陡峭的山的斜面处向下望见的小溪,\r便是我们的目标。
「哇,好美啊」
终于,我们下山来到了溪水边,\r月光下许许多多盛开的花映入眼帘。
「嗯,真漂亮」
「是呢,好多的花在开放」
伴随着清凉的水的潺潺流动,\r小小的淡紫色的花在风中摇晃着。
在山中无人涉足的这里,\r覆盖了整个水边的花儿们在月光下孤芳自赏着。
「菖蒲吗…」
「是呢,真漂亮」
…应该是这个名字。我看着眼前盛开着的花儿,想起了她的名字。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确认这故事的真伪了,\r据说大井迹去世前曾娶过夫人。
还听说夫妻二人是一起去世的…\r那妻子貌似就是这个名字。
「菖蒲吗…」
「…怎么了,久世?」
「不,没事」
「…?」
;□情景.心情
「总之,先在这休…」
咔呲,
「!」
我吞下了刚要说出口的话,\r手握紧了腰间的大刀。
「什么人…」
;☆絵 錆ねーちん死にかけ>音復帰
;■______ ↑ ここまでプロローグ使用予定 _______________
「呜…」
…?深更半夜,在这种偏僻地方…
;□情景.心情
「谁,谁…?」
「啊啊,」
在惊叫着的石切面前。一个又瘦又干的姑娘趴在了地上。
这姑娘,说不定…
;□情景.心情
「久、久世大人,这是!?」
「…大概是在半路病倒的人吧」
「…半路病倒了吗?」
「嗯,恐怕没错」
「真可怜啊…」
石切这么说着,\r便走到了那个姑娘的身边…
「且慢,公主」
「诶?」
我果断地拦住了石切,\r慢慢地朝那个方向走近。
「呜,呜…」
「这是…」
地面上的人用无光的眼睛抬头望着我,面黄如土,完全失去了血色。
「…果然,是染上瘟疫了」
眼前的景象过去曾见过,\r这是曾在京城几番流行的类似于疱的疾病。
恐怕是被人们遗弃至此的吧…\r或者说不定自己知道没救了便找个地方死。
无论怎样,她都命不久矣…
「公主,你千万不要靠近她」
「啊,嗯」
…虽然很可怜,但也已经无药可救了。而且现在不应该跟她扯上关系。
;□情景.心情
「呜,呜…」
「这位姑娘,恕我们无能为力…」
我一边小声说着,\r一边就这样转身离开了那里。
;□情景.心情
「菖,菖蒲…」
「…?」
「我的…」
;☆絵復帰
正当我一阵茫然的时候,我注意到了那个面孔。那是我过去认识的某个人的面孔。
「…你是?」
…这个姑娘莫非是…\r以前在这座山上生过孩子的那位?
;□情景.心情
「…菖蒲」
「菖蒲?」
「谁来把…我的…」
「喂,振作起来」
她突然栽倒在了地上,\r就这样静静地断了气。
;□情景
;■新錆ー後編
;_時代的には新錆前編から10数年後_
;画面ベタで、例の銀糸を探しに行った者が、
;何者かに斬られてたとのこと。
;◆とも◆ =修正マーク
「御馆大人…」
「御馆大人,没有睡吗?」
随从叫喊着我。
寂静的深夜中,\r我听见板门外面从走廊传来的小声。
「关于那件事…」
「好的,进来吧」
「是」
;☆部屋.ここは新しく描き起こすのでしょうか
;□情景.心情
房门静静地打开。\r随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当然他再小心也不为过。\r因为被其他的家臣注意到就麻烦了。
「呐,找到了吗?」
「不,很遗憾…」
随从低着头,继续报告着。
;□情景
「派去寻找的人们出发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是吗…」
「御馆大人,果然还是不去派遣下人,\r 我们亲自去寻找更好吧?」
「…………」
确实,相比于委托那些身份不明的人,\r我们亲自寻找起来更加稳妥。
;□心情
…然而,那样却很危险。
人的嘴总没有把门的,\r我们的行踪终究是会泄露到五行博士一伙的耳朵里。
好在至今我们还保密得很好…
果然那时候把它混入商人的行李中,\r便是错误的开始吧。
「该怎么办呢?」
「…唉」
;□情景.心情
据目击来看银丝是在逢津之垰上失去行踪的。
那个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山顶\r现在大约正被大雪覆盖着吧…
「我知道了」
「那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御馆大人?」
「啊,接下来你就不用管了」
「…明白了。\r 既然御馆大人这么说的话」
「嗯」
;☆画面切り替え
…可是,究竟它跑到哪里去了呢?
曾经在我手上的银丝。大井迹殿下造出的,不知为何变成红色的银丝。
就现在既没有引起大的骚动或苗头的前提下看,\r恐怕没有落入任何人的手中吧。
估计现在正被丢弃在荒郊野外,\r或是在积雪中被封冻着吧…
然而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r到底该如何做才能找到它啊…
…总而言之,我必须在不被任何人知道的前提下采取一些行动了…
;☆ベタ 音止め
;■___↓移行三章冒頭へ__
#textbox message,name
我的名字叫筱崎菖蒲。
今天也在爸爸经营的咖啡店,\rSpeedBox财团打工。
我是个外表普通的女孩子。\r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普通的女孩子。
…不过,我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r…对谁都绝不能透露的秘密。
「不,不好了,菖蒲!!」
爸爸像平时一样,喘着粗气跑了过来。
「先问一下,怎么了? 爸爸」
「那孩子,那孩子像是要朝咱们这家店来了」
「呼~嗯」
「别『呼~嗯』啦,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候!」
「………」
「先声明一下哦,爸爸」
「啊,菖蒲……? 怎么了…?」
;☆舌引っ張り一枚絵
;「一つ、言っておくわ、パパ」
「你那种样子我已经看腻了」
「竟然敢跟爸爸说看腻了!太过分了!」
「咦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突然——!」
「不可以再技术一点吗?」
「就就就算你这么说\r 爸爸还是习惯那样啊!」
「没有下次了? 懂吗?」
「是!!!!\r 遵命了! 菖蒲!!」
;☆立ち絵
「话说回来发生什么事了,爸爸」
「说起来,那个顾客可是超级难缠呐」
;☆ジョジョ銀子
;「…聞いてないわよ、そんなこと」
「…是吗,有这种事啊。 我还没听说过呢。(笑)」
;☆驚きパパ
;「ご、ごめんなさい!!!!!×100個ぐらい」
「对,对不起」
叮当叮当
;☆立ち絵
「啊,有客人来了」
「咦! 来了来了,菖蒲!!」
爸爸的恐惧使气氛显得十分不协调。
(颤抖…)
;☆ジョジョ銀子
「难道是幽波纹?」
;☆パパ汗
「今天就让我以音速逃亡吧!」
「已经晚了,爸爸」
「快松手啊! 菖蒲!\r 爸爸要到远方出游!!!」
;☆立ち絵
「………」
「果然又是你啊…」
「啊,哈哈,欢迎光临」
已经完全认命了的爸爸,\r用笑容来迎接着这名顾客。
「平时的那样好吗?(颤抖)」
爸爸向长期光顾本店的她,\r拿出了特制的专用菜单。
「………」
「今天不吃水果杂锦饭团吗?」
「………」
怎么回事。\r她明明很爱吃啊。
「…刨冰」
「诶,只要一份刨冰吗?」
「…恩」
「什么嘛。那马上就可以做好了」
松了一口气的爸爸这么说着。
「…水果杂锦饭团」
;でもすぐ顔面汗だらけになりました。
「你,你说什么!!!!!!」
「…要打包的」
「不,不行啊!」
「…做不出来吗?」
「菜菜单上没有的东西做不出来!\r 所以爸爸要回屋去了(溜掉)」
「…那就换一个」
「哈,很能理解人的苦衷嘛」
「…巧克力冰激凌」
「好的,马上做得」
「…和巧克力冰激凌类似的,像刨冰一样的水果杂锦饭团」
「故意的吧,故意这么说的吧!!」
「…打包」
「果然还要打包啊!!!!!!!?」
(颤抖…)
「…现在马上给我做」
「所以说菜单上没有的东西做不出来!」
「…仪助」
「我来了,爸爸」
「为什么要叫我爸爸啊!!」
「快松开手呀,菖蒲!!!!」
「先走一步了」
「啊,去哪! 别扔下我啊! 菖蒲!!」
「…你面前有两个选择」
「你,你说什么!!!」
「做出水果杂锦饭团后去死,或者不做直接去死」
「选哪边都是死吧!\r 再说,饭团什么的,还没有点吧!?」
「这是筱崎家后人的宿命哦,爸爸」
「爸爸还是第一次听说呀!」
「选哪边啊,爸爸」
「从哪里听说的关于筱崎家的事!!!!」
「别问那么多细枝末节了,哪边?」
「哪边都不选哦,\r 这个世界是民主主义的」
「…真遗憾。不得不杀死战友了」
「爸爸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战友了啊!!」
我只能旁观你们的战斗。\r这也是筱崎家的宿命…
「你要看着爸爸被杀么! 菖蒲!!」
「别废话了赶紧上路吧」
「咦————,果然是!!!!!!!!!!!」
「………」
「真没办法呢……」
突然,爸爸的样子发生了变化。 \r本以为是恐惧使他发狂了,但应该不是。
;新しいのが欲しいところ
(颤抖…)
「死的应该是\r 看到我幽波纹的你呀!!!!!」
「爸爸也会使用幽波纹?」
「你太小看我了,菖蒲」
「爸爸也是筱崎之血的继承者啊!」
吼叫着的爸爸的身体中确实感觉到了幽波纹的气息。
「怎么了? 惊讶了吧? 害怕了吧?\r 呵呵,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
「嘛……也不否定」
「那,接下来就让菖蒲\r 更加惊讶吧……」
「瞧好了,爸爸的幽波纹!!」
;☆しょぼいパパのスタンド一枚絵スカウター値つきだと良いかも。
「呼哈哈哈,怎么样菖蒲!\r 爸爸的幽波纹很厉害吧!」
「……爸爸身体很强壮呢」
「那是当然!\r 这可不是只能够防御的,攻击起来也不会输给别人!」
「是吗……那,就拜托了」
「包在我身上!\r 接招,大陆之风!!」
「………………」
「爸爸,你死得好壮烈啊……」
「………」
;___■ボツ候補↓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パパの幽波紋は二人を交互に見比べると
;私の後ろに隠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じゃっパパはそういうことで失礼します」
;「ハッ!? 話せばわかる! わかるんですよぉ!」
;「パパ、立派な最後だったわ」
;「まだ死んでないですよぉ!
; どうして後に立つんですかぁ!」
;「…戦友(とも)に対するせめてもの礼儀」
;「…手加減はしない」
;「だから戦友(とも)になった覚えなんかありませんってばぁあ!」
;☆パパ切られる一枚絵
;「またしても生首だけですかぁ」
;「そろそろくっつくのか自信が無いんですよぉ」
;「今回もギリギリだったし」
;「なんでもいいからパパを助けて~」
;戦士に相応しい言葉を残して
;パパはあの世に旅立っていく。
;___■ボツ候補↑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和平时一样的水果杂锦饭团可以吗?」
「……恩」
两人心中充满着战后的空虚,\r离开了那里。
就这样,今天的街道又一次被幽波纹守护了。
只要爸爸不停地死,就能一直守护住这个和平吧。
…大概。
………………
…………
……
#text_off
;日 和「って、まだわたし、元に戻れないの~?」
;日 和「しかも顔が切れてるし~!」
;日 和「…しくしく、ぐっすん」
          HAPPY END
#text_off
;■仮オープニング調整\
;「銀 色」-ぎんいろ-
;曲始まり~ つめ たい よるの
; 銀色DVD オマケHストーリー ぽんこつさん
;■わたしを海に連れてって■
; 総セリフ数 133
;シーン1■通学路
#textbox waku,name
日 和「今日も暑いね~」
健 二「そうだなぁ」
いつもの帰り道、\r隣を步く日和の言葉に俺は頷く。
すっかり強くなった日差しは、\rなにか恨みでもあるのか、ガンガンに照りつけてきやがる。
まあ寒いよりは良いのだが、\rこうも暑いとちょっと嫌になるな。
日 和「こんな日は海にでも行きたいね~」
健 二「ん、海?」
日 和「うん、きっと気持ちいいよ~」
…海か。確かに悪くないな。
そんな言葉に脳裏に浮かぶのは、\r大きな白い雲と、どこまでも続く青い海…
そして浜辺ではしゃぐ俺達と、\r溺れる日和。
…ん? 今ちょっと変な部分があったな?
日 和「ねえねえ健ちゃん、今度海に行こうよ~」
「あ? ああ…」
俺の思考は日和の声で遮られる。
まぁ、なにが変なのかわからないってことは\r大したことじゃないだろ。
日 和「わ~い、海だ海~るんらら~□」
早速、大喜びするポンコツさん。まったく、こいつを相手にしてると退屈しないな。
しかし、海か、\r真面目に良い考えかもな。
健 二「じゃあ、近いうちに行くか?」
日 和「うん! 行きたい、行きたいよ~」
俺の言葉に、日和は慌てて腕を上下させる。たく、お子様みたいなやつだな?
健 二「んじゃ、これから部屋で計画でもたてようぜ」
日 和「こ、これから?」
健 二「なんだよ、なにか問題でもあるのか?」
日 和「う、ううん、そういうわけじゃないけど…」
少しだけ顔を赤くする日和。きっとまた、変なことを想像してる顔だな?
健 二「心配するなって」
日 和「おっ?」
健 二(…雪希なら部活で遅くなるから)>ぼそっ
日 和「えっ、ええ~っ!?」
健 二「って、だから大声出して驚くな」
日 和「ご、ごめん。そうなんだ…雪希ちゃんいないんだ…」
健 二「ま、とにかく家に行こうぜ?」
日 和「う、うん!」
元気よく頷く日和。ホント可愛い奴だな~。よっぽど嬉しいんだろう。
しかし海か~
前に行ったのはずっと前だし、\rなんだかんだ言って結構楽しみかもな…
;シーン2■健ちゃん家
;☆昼.居間
日 和「おじゃましま~す」
健 二「はいはい、おじゃましてくれ」
すっかり馴染みになった日和の挨拶を聞きながら\r俺達は家にあがる。
パタパタパタッ…
そのまま二階の俺の部屋へと向かう。
健 二「適当に座ってくれ」
日 和「えへへ~うん」
やたら御機嫌な様子の日和。まったくもって子供みたいな奴だな。
健 二「で、早速だけど、いつ行く?」
日 和「う~ん、今度の日曜日とかどう~?」
健 二「おいおい、随分と急だな?」
日 和「だって~早く行きたいんだもん」
は~本当の本当に子供みたいな奴だな、こいつは。ま、そこが可愛いところなんだけど。
健 二「どうせなら、泊まりで行こうぜ」
日 和「えっ、泊まり?」
健 二「あぁ、前、旅行しようって話したろ?」
健 二「だからさ」
日 和「覚えててくれたんだ~」
健 二「まぁな」
日 和「嬉しいな~、るんらら~□」
そんなに喜ばれると、\rちょっと照れくさいものがあるぞ。
あぁ、でも、海かぁ。
白い雲、青い海。きらめく砂浜。そして、溺れる日和。
あっぷあっぷと水面に顔をだしながら\rやがてブクブクと小さい泡を残して沈んで行く。
さよならポンコツ。お前のことは永遠に忘れないぜ。
…って、なんだこのリアルな想像は。まるで未来を垣間見た様な気分だぞ。
健 二「…やめだ」
日 和「え?」
健 二「海に行くのはやめる」
日 和「えぇ~! どうしてよ~!?」
思いきり非難の声をあげる日和。だが、こればかりは仕方が無い。
健 二「お前が溺れるからだ」
日 和「え、え?」
健 二「お.ま.え.が溺れるからだ」>断言
日 和「わ、わわわ、そ、そんなことないよ~」
わかりやすく区切って言ってやったのに、\r反論するとは何事だ。
日 和「わ、わたし、泳げるもん!」
健 二「いいや、お前は浮き輪を使っても溺れる」
日 和「ど、どうしてよ~」
健 二「それはお前だからだ!」>ピシャーン
日 和「そ、そんなことないよ~」
むう、これだけ言ってもわからないとは\r案外しぶとい奴。
このまま言い合ってもらちがあかないし、\rこいつにわからせてやる何か良い手は…
健 二「おぉ、そうだ、あれがあった」
ふっと思い出すと、俺は立ちあがる。
日 和「な、なに、どうしたの~?」
戸惑う日和を無視して、クローゼットを叩く。
日 和「なにやってるの~? 健ちゃん」
健 二「ちょっと待てって」
健二「打つべし、打つべし!」
ドカドカドカッ
ギギギ…
やがて開くクローゼット。\rそしてそこに仕舞われていたものは…
日 和「プ、プール?」
そう、以前日和が帰ると濡れる現象から\r床を守る為に使った物だ。
日 和「け、健ちゃん、まさか」
不安げな声を出す日和。\rこいつにしては珍しく感づいたか?
健 二「そのまさかだ。これで泳いで見ろ」
日 和「えぇ~っ、や、やだよ~」
健 二「海に行きたくないのか?」
健 二「これで自分は泳げるんだと証明してみせろ!」
日 和「そ、そんな~」
警戒するように肩を震わせる日和。\rある意味、条件反射気味な反応。
俺はそんな日和にゆっくりと説明してやる。
健 二「今問題なのはお前が泳げるかどうかだろ?」
日 和「う、うん」
健 二「だったら、細かいこと言ってないで泳げ」
日 和「うわ~ん、どうしてそうなるのよ~」
健 二「なんだよ、ホントに泳げるなら簡単なことだろ?」
日 和「で、でも、プールが小さすぎるよ~」
健 二「大丈夫、俺の知っているお前なら」
健 二「このサイズでも溺れてくれるはずだ」
健 二「いやむしろ溺れろ!」
日 和「む、無茶苦茶言わないでよ~」
うーむ、なかなか強情な奴だ。
なんだか主旨が変わってる気もするが、\rこいつにだけは負けられん。
健 二「そうか、日和先生は海に行きたく無いと」
日 和「え?」
健 二「なるほどなるほど、\r    そうとは気付かず悪いことしたな~」
日 和「そ、そんなこと、言ってないよ~」
健 二「だって、プール入ってくれないし」
日 和「にゃう…で、でも…」
健 二「無理しなくていいって、\r    お前が泳げないのわかったから」
日 和「わ、わたし、泳げるもん」
健 二「なら、プールに入るか?」
日 和「…は、入るよ」
…かかったな?>ニヤソ\r流石はポンコツさんだぜ。
健 二「じゃあ、早速水を入れて来るぞ~」
日 和「にゃう…どうしてこうなっちゃうの…」
……
健 二「はぁはぁ、つ、疲れた」
くそ、結構手間がかかったな。\r何度バケツで往復したんだ?
ちょっと馬鹿らしい…\rいや! これも日和の為!
健 二「さあ入れ、日和!」
日 和「あ、あの健ちゃん」
言いにくそうに日和が口を開く。\rなんだ、まだ文句があるのか?
健 二「どうした。まさかここまでやらせて嫌だと?」
日 和「う、ううんそうじゃなくて」
健 二「じゃ、なんだよ?」
日 和「あ、あのね…」
健 二「早く言えって」
日 和「み、水着は?」
健 二「………」
日 和「健ちゃん?」
し、しまったぁあぁぁ!\rそんなことすっかり忘れてたあぁぁあ!
日 和「どうしたの?」
健 二「…………」
健 二「…裸」>ぼそ
日 和「へっ?」
健 二「裸で入りやがれぇ!」>逆ギレ
日 和「わ、わわわ、無理だよ~」
健 二「何故っ、裸で困ることがあるか?」
日 和「だ、だって、恥ずかしいよ~」
顔を真っ赤にして、もっともな事を言う日和。
だがここまで来て、後に退けるか?\r答えは否!!
;____↓■予定
;健 二「んじゃ、ちょっと待ってろ」
;それだけを言うと俺は、
;部屋の外へと足を向ける。
;日 和「えっ? あ、健ちゃん~」
;健 二「おまたせ~」
;☆部屋絵
;健 二「では、どうぞ…」
;日 和「はい?」
;そう言って俺は、タンスの中に眠っていた
;子供の頃の雪希の水着を手渡す。
;健 二「ほら、これで水着もOKだろ?」
;日 和「う、うん…だけど…」
;日 和「これって、とても小さい気が…」
;っがそんなことで挫ける訳にはいかない。
;健 二「これでバッチリ!」
;日 和「え、え~と、うん」
;健 二「んじゃ、早速着替えてこいよ?」
;日 和「う、うん…
;    で、でも、やっぱり恥ずかしいよぉ」
;日 和「こんな部屋の中で水着なんて…」
;□情景.心情
;健 二「…なら、俺も水着になる」
;_____■↑予定_
;健 二「…なら、俺も裸になる」
健 二「…なら、下着で入れ」
日 和「え、えぇ~!?」
;健 二「お前一人に恥ずかしい思いはさせん!」
健 二「そして俺も下着で一緒に入ってやる!!」
日 和「ちょちょちょちょっと、待ってよ~」
健 二「さあ脱げ、今脱げ、スグ脱げっ!」
日 和「あ~ん、や、やめてよぉ~」
……
健 二「…狭いな」
日 和「あ、当たり前だよ~」
;日 和「それに、この水着って小さ過ぎるよぉ~」
;なんたって雪希が小学生位の時のだからな…
日 和「はう…恥ずかしい…」
てなことを言いながら、\rプールに浸かって姿はおマヌケだったりする。
ただ、流石子供用だけあって、\r二人で入ると嫌でも身体がくっついてしまう。
なんというか、新鮮な感触だな。これはこれで楽しいような…
日 和「け、健ちゃん~、これじゃ意味無いよ~」
健 二「なにが?」
日 和「お、泳げないよ~」
健 二「………」
ハッ! 当初の目的などすっかり忘れてた!\rつーか本気で泳ぐ気だったのか?
…やるな、ポンコツ。
日 和「どうして一緒に入るのよ~」
健 二「勢いでなんとなくに決まってるだろ!」
日 和「わ、わわわ、え、偉そうに言う事じゃないよ~」
健 二「あーもう、ゴチャゴチャ言うな」
日 和「だ、だって~」
健 二「そんなことより、俺はお前に言う事がある」
日 和「そ、そんなことって…」
健 二「いいから、聞け!」
日 和「はぅ、なに?」
健 二「実は困ったことにしたくなってしまった…」
日 和「…はい?」
一瞬の間を置いてから、日和は首を傾げる。
俺としては、なるべくストレートに\r噛み砕いて言ったつもりだったが。
健 二「なんというか、その…\r    元気になってるのがわからないか?」
日 和「…あっ」
途端に日和の顔が赤くなる。
日 和「け、け、け、健ちゃん?」
健 二「OK?」
日 和「そ、そんな、ダ、ダメだよぉ…」
健 二「OK?」
日 和「だ、だから…」
健 二「OK?」>威圧的に
日 和「…う、うん」
快く了承してくれる日和。これで遠慮なく出来るってものだぜ。
健 二「流石は日和せんせい~□」
日 和「にゃう…」
;日 和「はぅ、ぐっすん、えっちぃ」
;☆H1枚絵1.二人で裸でプール
; 下着ありの2パターンで頼む~
; 絵の指定は口で説明する~
意外と大きい日和の胸を後から抱えあげる。ゆっくりと優しく、手のひらでまわすように揉む。
日 和「ん、んぅ」
そのまま左手を離すとつつっとお腹をなぞりながら、\r指を下に滑らせて行く。
日 和「あ、あんっ…」
;□情景.心情
触れた日和の場所は、僅かな湿りを帯びていた。
健 二「日和…もう濡れてる」
日 和「………」
俺の言葉に黙り込んでしまう。何度しても、こういうところは変わらない。
くちゅっ
徐々に指の往復を早めると、聞こえてくる音。
日 和「あ、あ~んっ、はぁ」
悩ましげなため息をついて、身をよじらせる日和。指に触れる愛液が段々と増えていく。
健 二「もしかして、いつもより興奮してる?」
日 和「あ、そ、そんなことないよ~、ああんっ…」
健 二「じゃあ、これは、プールの水とでも?」
日 和「あ、あぅ、そ、そうだよ~」
健 二「ほ~ずいぶんと、ねばねばした水だな」
日 和「ん、はぁ、い、いじわる~」
健 二「なんでだよ、水のことだろ」
日 和「は、はぅ」
情けない声だしやがって。\rしょうがない奴だな~。
俺は日和の場所を押し開くと、\r下着越しに何度も指で擦り続ける。
くちゅくちゅっ、
日 和「ふぁっ、あっ、あっ」
何度も何度も、愛液で透けた縦の溝に\r沿って指を滑らせると甘い声を上げる日和。
健 二「どうだ? 日和」
日 和「あ、あん、あ、あんまり、うごかす、と」
日和の腰がぴくぴくと震え始める。
う~ん、やっぱり\rいつもと違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に興奮してるのか。
俺も人のことは言えないけどな…さっきから異様に身体が熱いし。
日 和「うぅん、あんっ」
そして時折、小さな突起の部分を\r強く押さえつけたりする。
日 和「あっ、んあっ、ああんっ!」
途端に下着の隙間から溢れ出す愛液が、\r日和の太ももに伝って流れる。
くちゅくちゅ、
日 和「そ、そこはっ、ダメだって…」
健 二「はいはい」
;□情景.心情
…そろそろいいかな?
健 二「んじゃ、行くよ~」
日 和「えっ…」
そう言うと俺は日和のパンツへと手をかけて\rゆっくりと脱がしにかかる。
日 和「あんっ、そんなぁ…」
;…ふふふ、完全に脱がさずに
;この足の途中で止めるのがポイントだ!>力こめて
;☆H1絵.パンツ脱がし液倍増
日 和「にゃう…恥ずかしいよぉ…」
顔を真っ赤にしてイヤイヤする日和だけど、\rそーゆーのも妙に可愛かったりする。
健 二「じゃあ、今度は…」
俺はそう言うと同時に、\r今度は直接に日和の部分に触れ始める。
日 和「あんっ」
そしてそのまま、\rゆっくりと人差し指を入れ始める。
くちゅっ、
日 和「ああんっ」
くいくいっと、時々曲げたりかき混ぜてみたり。その度にキツク締め付けてくる日和の膣内。
じゅぷじゅぷじゅぷっ、
日 和「あ、あんっ、健ちゃん」
ぷるぷる…
途端に甘い声を上げる日和だが、\r俺は関係なく上下に小刻みに揺らして見る。
健 二「どう? 気持ち良いか、日和」
日 和「はぁ、う、うん、うん」
何度も首を横に振りながら、\r太ももを伝い出す愛液。
案外、ブールだと汚れるのを気にしなくていいかも。流石俺様! なにか目的は違った気がするけど。
日 和「け、健ちゃん」
健 二「ん?」
日 和「わ、わたし、あ、あん、も、もうそろそろ…」
健 二「わかった」
その言葉を聞いて、\r激しく動かしていた指を一旦抜く。
くちゅっ、
日 和「はぁはぁはぁ…」
健 二「もしかして…やばかった?」
日 和「う、うん…」
日 和「も、もうちょっとでイキそうだったよ」
愛液でビショビショになったアソコを\r小さく動かしながら日和が呟く。
健 二「もう日和先生は、Hだな~」
日 和「そ、そんなぁ」
そんな言葉に又、顔を真っ赤にする日和だが…
イキかけで許してやる程、俺は甘くない(笑)
俺は油断した日和の不意打ちをするように、\r今度は指を2本にセッティングする。
健 二「…イっちゃダメだぞ?」
日 和「えっ?」
そして一気に突き入れた。
ぐちゅぷっ、
日 和「あっ、あんんっ!!」
…ふふふ、隙アリだぞ先生!そして有無も言わさず激しく動かした。
当然、胸への責めも忘れないぜ
じゅぷじゅぷ、ぐちゅじゅぷっ、
日 和「ふあぁっ、うっ、うん」
健 二「頑張れ~□」
そう言いながらでも指の動きは止まらない。てゆーか、むしろ加速してるし…
ぐちゅっ、ぐちゅっ
日 和「はぁ、あ、あんっ」
健 二「イったら大変な目に遭わせてやるぞ~□」
日 和「そ、そんなっ、あ、あんっ」
じゅぷじゅぷ、ぐちゅじゅぷっ、
日 和「う゛~、だ、だめだってっ、ああんっ」
ぶるぶるぶる…
日 和「も、もう、ほんとに…」
日 和「イ、イっちゃうよぉ~っ」
やべ、ホントに限界みたいだ。先に一人でイカれても、困るのは俺だな。
結構こっちもやばいことになってるし…
健 二「わかった、わかった…」
日 和「はぁはぁ…う、うん」
健 二「じゃあ、一緒にしような」
日 和「う、うん」
ぬぷっ…
抵抗なく入る俺のモノ。\r根元まで突き入れた途端、日和の中が締め付けてくる。
日 和「あぅっ、ふぁ、あ、あんっ…」
健 二「うぁっ、熱くてとけそうだぞ」
日 和「わ、わたし、も、あ、あつ、い、よ~」
限界まで達しかけたせいか\rすぐに高い声をあげる日和。
たまらず俺は動き出す。
じゅぷっ、じゅぷっ
日 和「あっ、あはん、うあぁ、あん」
最初からスパートをかける。でないと先に日和がイっちゃうからな…
日 和「あ、あ、んぅ、あはぁっ、」
日 和「はぁっ、はぁっ、あぁ!」
気付くと、日和も自分で腰を振り始めていた。おかげでモノへの刺激が一層激しくなる。
日 和「け、健ちゃん、まだっ?」
健 二「も、もう、ちょっとだ」
日 和「あ、あん、わ、わたし」
日 和「さ、さっきから、ずっと我慢してるんだよぉ」
じゃぶじゃぶと、俺達の足元で水が波打つ。それすらも刺激に変わりつつあった。
日和も同じなのか、水が当たる度に\rぎゅっと締め付けてくる。
;☆H2絵2.日和表情変化
俺は腰を強く掴むと、一気にスライドを速めた。
日 和「あぁっ、ダ、ダメ、イッ、イっチャウよう!」
うぁっ、こいつは、日和の中のうねりが\r激しくなりやがった。
負けじと俺も、強く突きあげてやる。
日 和「う゛~、も、もぅ、限界だよぉ…」
健 二「よ、よし、イクぞ、日和」
日 和「う、うん! き、きて、な、膣中に、きてっ」
日 和「ふぁ、あぁああぁーーーーーーっ!」
びくびくっと震える感触と共に\r俺は日和の中で果てた…
;☆場面転換
健 二「さてと、今度の日曜に行って見るか~」
プールと、飛び散った水を拭き終えてから\r俺はわざとらしく言ってみる。
日 和「えっ、どこに?」
思ったとおり、不思議そうに聞き返してくる日和。なんともポンコツらしい質問だな。
健 二「ば~か、海に決まってるだろ?」
日 和「い、いいの、健ちゃん?」
健 二「約束は約束だからな」
日 和「えへへ、ありがとう□」
健 二「溺れるなよ?」
日 和「大丈夫だよ~もし溺れても…」
日 和「健ちゃん、助けてくれるでしょ?」
たく、そんな信じきった顔されたら\r他に答えようがないだろ。
健 二「まぁな」
日 和「わ~い□」
健 二「楽しみだな?」
日 和「うん!」
心底嬉しそうな日和の笑顔。脳裏に、海へ行った光景が浮かんでくる。
白い雲、青い海、きらめく砂浜。そして、溺れる日和。
…いや、それはもういいって、俺。
#textbox message,name
#text_off
「喂,快上来…」
「…嗯」
在通往小溪的山崖上,\r我边着说边背对着她蹲了下来。
「…抓稳了」
「…嗯」
从我肩膀到胸前环绕的手腕。为了不掉落,紧紧地环抱着。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这个黏在身边的家伙完全失去了厌恶的…
「到了」
溪边被无数的萤火虫的光芒覆盖着,\r数量比山路上多得无法相提并论。
溪水流淌拍打的声音,\r映衬着小小的流动的光点。
「喂」
「…?」
…自从和她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几天了,\r一直不了解的事情,至今还剩下一个。
不过却是件细枝末节的事。甚至直到刚刚都没有注意到。
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r我想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喂…你…」
「…?」
「你叫什么名字?」
「…………」
我这么想着,就无意中朝她问了起来。
「…不想说也没关系」
「…不」
「不是?」
「…嗯」
「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
「…没有…是怎么回事?」
「…………」
「莫非忘了吗?」
「…不」
她沉默了片刻后,\r慢慢的张开口。
 『…没有人给我起过名字…』
…没有人…吗?\r…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母是怎么搞的?」
「…我不知道」
…在溪水的潺潺水声中,她淡淡地说着。
仅仅是听了这些话,\r便觉得对她的经历似乎有了些了解。
…尽管我们过去的生活方式不同,\r但都背负着辛酸的过去,仅此一点也许就是我们的相同之处吧。
「…呐?」
「嗯?」
「…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吗?」
「嗯」
…月光照射着的天空下。一向空虚的视线直直地看着我…
「…忘了」
「…?」
「我自己也已经忘了…」
…是啊。名字什么的,早就已经忘了……没有人再一次喊过我的名字。
…白脸的没有名字的家伙。…以及忘记名字的我。
那一天,潺潺的水声回荡在悬挂着明月的夜空中。\r那一天,朱红色的发结也同萤火虫一样摇晃着…
…那是一个回荡着躁动蝉声的晌午。
那一天。我和姐姐离开了家。
「…梢」
梢。\r父母呼喊着我的名字。
「好好听姐姐的话哦」
「嗯」
我带着微笑回答着。
他们把饭团子给了我,\r这是我好久没有吃到的东西。
我非常非常的高兴,\r欣喜地想早些吃掉它们。
接着父亲他们,\r和姐姐说着一些话。
只是,那时候的两个人同时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在刺耳的蝉声的遮掩下,\r他们商量着我听不见的话。
(…这场大旱到这个地步……接下来…)
(…我们只有上吊的份了…你们多多保重啊…)
我正满心欢喜着,\r果然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已经不行了…有朝一日下雨的话…你们能活下来也好…)
眼前的两个人带着悲伤的表情说着什么。\r而我自己一个人兴奋着。
…那一天,炽热的天空被烤得发白。\r…那一天,我和姐姐两个人离开了家。
「这就是传说中神秘的东西吗?」
「是,正是如此。久世大人」
眼前被献上的东西,\r是大井迹殿下造出的暗红色的丝。
…扭曲自然之理的禁忌之物。…红色而非银色的丝。
…但是,我过去曾听五行博士说过,\r明明本应该是银色的。
「说起来,大井迹殿下现在何处?」
「这个…」
眼前的侍卫一面这样回答着,\r一面表情沉重地低下了头。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啊…大井迹他…」
…眼前的侍卫慢慢地张开嘴,\r向我说明了大井迹去世的消息。
「…这样啊…原来是如此啊」
「是的…如此重要的人已经死了」
「是啊,真遗憾…」
…不过,这样就有希望挽救干旱了。\r这样一来,无数的百姓便得救了…
…虽然我有点在意这丝不是银色而是红色…但这是大井迹殿下赌上了性命才换来的…应该不会有错…
「…我知道了。退下吧」
「是,那么我失陪了」
…这样大家便得救了。\r…大井迹殿下…这一切都要感谢你…
…离开家的数日后,\r我们一起走在山道上。
还是老样子,\r太阳高高地灼烧着滚烫的道路。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2.jpg":ld l,$0,3 ;妹.物欲しそう
「喂,姐姐…」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1.jpg":ld r,$0,3 ;姉ちゃん.無表情
「什么事?梢」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4.jpg":ld l,$0,3 ;妹.物欲しそう
「我肚子饿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92.jpg":ld r,$0,3 ;姉ちゃん.悲しげ
「…是呢」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l,$0,3 ;妹.物欲しそう
「饭团,已经没有了吗?」
「…………」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2.jpg":ld l,$0,3 ;妹.物欲しそう
「呐,我们还不回家吗?」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5.jpg":ld r,$0,3 ;姉ちゃん.無表情
「…………」
肚子饿了,\r所以我想早点回家。
可是,无论多少次问姐姐『什么时候回家』\r姐姐都只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
「诶?」
「姐姐,快,快看!」
「…天已经阴了」
「诶!?」
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空,\r霎时昏暗了下来。
「嘿,快看,下雨了」
我仰望着天空说着,\r冰冷的雨水星星散散地滴落了下来。
不久,这些小小的雨滴,\r犹如骤雨般一股气降了下来。
;■ここ、既にセミコロンありました。どうします?
;「わっ、降ってきたよ」
为了避雨,我躲在了身边的大树下。\r姐姐却在那里一直愣愣地站着。
「喂,姐姐,会被淋坏哦」
「…………」
「快点来啊…」
然而姐姐却完全没有动弹,\r只是抬着头仰望着昏暗的天空。
一声不响地被雨水浇打着。
「…怎么了…姐姐」
于是我也从大树底下走了出来,走入雨中,\r也这样子一直站在姐姐的身边。
「…为什么」
「诶,怎么了?姐姐?」
;■「どうして」がひとつ多いです。後でファイルを修正しますか。
「…为什么,不能再早一点下呢…」
姐姐带着悲凉的表情,这么说着。说不定姐姐正在哭泣。
「…现在就算下雨了…也已经…」
姐姐一边被雨水淋湿着,\r一边在雨中呆呆地站着。
虽然我还不太懂其中的意味,\r但是也一起在雨中淋着。
…那一天,夏日灼热的天空第一次哭泣了。…那一天,两个人在雨水中呆呆地伫立着。
短暂的阴雨结束的时候,\r我们走上了回往村落的道路。
然后,当我们终于到达村落附近时,\r肚子已经饿得走不动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33.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姐姐,快一点快一点,」
我企盼着早一点回到家中,\r和父母一起大吃一顿。
「梢…」
「什么事?」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2.jpg":ld r,$0,3 ;姉.切ない
「…在这里稍等我一下」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1.jpg":ld l,$0,3 ;妹.あれ!?
「诶,为什么?」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5.jpg":ld r,$0,3 ;姉.悲しみ
「…求你了听话」
「但、但是…」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r,$0,3 ;姉.微笑み
「瞧,好孩子是不是?快听话…」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65.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啊,嗯…」
我真的很想快点回到家中,\r但也只好听姐姐的话在村落的入口处等着姐姐。
;◎1回で良い
…湛蓝色的天空变为橙色的时候。
我还在一直照姐姐说的那样,\r在村落的入口处一个人等着。
「…真慢啊」
正当我自言自语的时候,\r远处出现了姐姐的身影。
「姐姐!」
我兴奋地飞奔向了姐姐。
「…诶?」
「…这个包裹是?」
我注意到姐姐再回来时,\r手里拿带一个裹好的包裹。
…貌似,这个是家里的包裹布。
「姐姐,回过家里了吗?」
「…………」
「啊,还是赶快一起回家吧~」
「…………」
但是,姐姐却默不作声,\r接着朝着村落相反的方向走了出去。
「…诶?」
「…………」
「家不是在那儿吗?」
「…………」
「呐…怎么回事?姐姐…」
姐姐只是沉默着,\r一如既往地走了下去。
然后,当姐姐再一次停住脚的时候,\r就和我说起了话。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2.jpg":ld r,$0,3 ;姉.切ない
「梢…」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1.jpg":ld l,$0,3 ;妹.!?
「诶?」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2.jpg":ld r,$0,3 ;姉.切ない
「仔细听好了哦?」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1.jpg":ld l,$0,3 ;妹.物欲しそう
「啊,嗯」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5.jpg":ld r,$0,3 ;姉.悲しみ
「咱们今后已经回不了家了。跟着我一起来吧」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l,$0,3 ;妹.泣き
「诶,但,但是…」
姐姐只说了这句话,\r便又继续走了起来。
「赶,赶快回家吧~」
「…………」
然而,姐姐就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似的,\r依然朝着与村庄相反的方向走着。
手里拿着一小块包裹布,\r不停地往前走着。
「诶~,等等啊~」
…那一天,雨后的天空被染做橘黄色。…那一天,我们快步走在山路上。
姐姐背着巨大的包裹。不知不觉中,我们走上了山道。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c,$0,3 ;妹.物欲しそう
「姐姐…肚子饿了嘛…」
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r即使只是走路也已经感到头晕了。
姐姐也是,似乎已经相当疲惫了,\r在道路旁坐下之后就没有再起身了。
过了一会儿,\r有人在山路上从远处走过来。
姐姐走近那个人,\r和他说了一些话。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但是,那个男人突然笑起来了。
(像你这样的小鬼?)
我只是隐约听清了这句话。…于是,过了一会儿,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c,$0,3 ;姉.無表情
「…在这等我一会儿」
姐姐突然对我说道。
「诶,什么,怎么回事?」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5.jpg":ld c,$0,3 ;姉.微笑み
「好孩子,听话…」
「但,但是…」
这么说着,\r姐姐就和那个男人走远了。
然后…
刺眼的阳光再次被染作深红色的时候。\r我正担心着姐姐还不回来的时候。
从山路的远处,\r姐姐回来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44.jpg":ld c,$0,3 ;妹.わくわく
「姐姐!」
姐姐看起来精疲力尽了,\r蹒跚地走了回来。
甚至连走路都显得很费劲,\r我急忙朝姐姐那里跑去。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2.jpg":ld c,$0,3 ;妹.!?
「怎么了?」
「…………」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c,$0,3 ;妹.?
「姐姐?」
…姐姐带着痛苦的表情沉默着。于是,当我偶然把视线下移时,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1.jpg":ld c,$0,3 ;妹.くれ
「诶?」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1.jpg":ld c,$0,3 ;妹.くれ
「姐姐受伤了?」
我看到姐姐的和服下面的大腿处,\r有几处血迹。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55.jpg":ld l,$0,3 ;妹.くれ
「…姐姐?」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5.jpg":ld r,$0,3 ;姉.悲しみ
「…………」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1.jpg":ld l,$0,3 ;妹.くれ
「…怎么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r,$0,3 ;姉.微笑み
「没事的…梢…」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2.jpg":ld l,$0,3 ;妹.くれ
「但,但是,流血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2.jpg":ld r,$0,3 ;姉.切ない
「没关系,没事…」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1.jpg":ld l,$0,3 ;妹.くれ
「啊,嗯…」
在满脸担心的我的身边,\r姐姐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包裹。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1.jpg":ld l,$0,3 ;妹.くれ
「?」
于是包裹被打开,\r几个饭团映入眼帘。
「哇!」
我不由得露出了笑容。\r因为我们已经几天没见过任何饭菜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4.jpg":ld r,$0,3 ;姉.わらい
「来,一起吃吧」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3.jpg":ld l,$0,3 ;妹.くれ
「嗯!」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
在月光下吃着饭团。
「…好吃吗?梢?」
「嗯」
    「是吗,太好了…」
#text_off
…那一天,姐姐边这么说着边微笑了。…那一天,月亮看起来很近。
「御馆大人…」
「这样就能治理好旱灾了」
「啊…」
在说着话的我和五行博士面前,\r是用绢布包裹好的红丝。
「那么,御馆大人。\r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呢?」
拿着眼前的丝,\r五行博士似乎很感兴趣地问着。
「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连大旱都能治理。\r 恐怕这真像传说中的那样,能实现任何愿望…」
博士边说着,眼睛里浮现出了野心的火苗。
「总之,传说中的是,\r 只要拿着它把愿望说出来就能实现了…」
「如果用这个的话…」
「我知道了,近几天我就去考虑该如何处置它」
「哈哈,真该好好憧憬一番呢…」
博士留下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r随后便离开了坐席。
「呼,五行博士…」
他那眼神明显是心术不正者才有的。
…憧憬吗?…白痴…\r这可是扭曲自然之理的物品啊。
此外也是大井迹赌上自己的性命造出的东西。\r…决不能落到愚者手中…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c,$0,5 ;姉.微笑み
「在这里等会儿我…」
姐姐这么说完后,\r今天也和某个路人走远了。
…她回来后,\r总是带着痛苦的表情…
但是,却总能把饭团子带回来。
所以我也只好期待着\r姐姐的归来。
#text_off
然后,今天我们两个人,\r依然边看着月亮边一起吃着饭团。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r,$0,3 ;姉.微笑み
「怎么样…好吃吗?」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3.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嗯!」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4.jpg":ld r,$0,3 ;姉.わらい
「是吗…太好了…」
姐姐总是在这时候,\r温柔地对我微笑着。
尽管很痛苦,\r但只有这时候姐姐才会温柔地微笑着。
…那一天,蝉声已渐渐转为秋虫的声音。…那一天,山的另一侧月亮高高地照射着。
#text_off
今天,我依然在山路上,\r等待着姐姐回来。
但是,天空已经由橘黄变作深蓝色的时候,\r姐姐还是没有回来。
尽管姐姐总是让我好好地等着,\r但是出于担心我还是在山路上走了起来。
于是在山路拐角处的一个草坪上,\r我听到了很小的说话声。
;◎夕奈フラッシュ
(喂,怎么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想吃饭的话就给我动起来)
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粗鲁的喊叫声。
由于我十分害怕,\r所以飞快地从那里逃走了。
(喂喂,你们要跟这孩子\r 干几回才满意啊)
(真啰嗦,你不是也干了很多回吗!)
这种令人厌烦的笑声,\r在逃跑着的我身后传来。
我尽管很恐惧但没有办法,\r只好堵着耳朵跑着。
…深蓝色的天空完全变得漆黑,星星们出现的时候。
步履蹒跚的姐姐,\r终于回来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4.jpg":ld c,$0,3 ;妹.わくわく
「姐,姐姐!!」
我跑过去,\r紧紧抱住了姐姐的身体。
「…梢?」
「姐姐,姐姐!!」
「…怎么了…梢?」
我紧紧地抱着\r姐姐瘦小的身体。
「梢…」
然后,姐姐从怀中拿出了包裹好的饭团,\r摆到我的面前。
「瞧,是饭团哟」
「呐,一起吃吧?」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呜,呜呜,姐,姐姐…」
「快吃吧,别哭…」
…姐姐说着便对我微笑了。\r…边给我看着手中的饭团边微笑了。
这时,我哭了。\r为什么会哭,我也记不太清。
…那一天,我思考着手中饭团的价值。…那一天,我放声痛哭了。
当广阔的冰雪完全融化,新绿开始发芽的时候。
那一天,\r姐姐显得十分痛苦。
仔细看便发现直到现在都没怎么注意,\r姐姐像妈妈一样肚子变大了。
不知如何是好的我,\r对着山路的行人大声地求助。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04.jpg":ld c,$0,3 ;妹.泣き
「谁,谁来帮帮我们…」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4.jpg":ld c,$0,3 ;妹.泣き
「姐姐,姐姐她…」
然而,无论谁都带着没有听见的表情走过了。\r终于有人打岔了,却是,
「有钱吗?」
「诶,」
「有多少钱」
「………」
那个人仅仅是这么问了问,\r便不再继续听我的事了。
「姐姐,姐姐她…」
;◎夕奈フラッシュ
「哎呀真啰嗦…拿钱出来」
就这样,到了日落时分,\r没有人再经过这个山路了。
      …姐姐她…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4.jpg":ld c,$0,3 ;妹.泣き
…那个夜里,我从大家都沉默的屋子中走了出来。
关于银丝的事,\r即将被流传出去也是可以预想的。
无论我们这里如何对外保密,\r从大井迹的村民们口中也正在传开吧。
…要是银丝被夸张地供奉的话就危险了。\r另外五行博士的动向也让人在意…
…果然不能托付给别人保管。\r我握紧了怀中暗藏的绢布中的银丝。
…要偷偷地混在商人的行李中吗…\r…还是说要伪装之后放在某处供奉呢…
…尽管我不清楚该怎么做,\r但还是边走着边想有什么办法。
然后在我朝领地的尽头走的途中。\r在山路上看到了一个孩子的身影。
…在这种深更半夜的孩子一个人在做什么?
;妹.泣き
「求,求求你,救救姐姐」
那孩子拼了命地说着。\r尽管是个孩子,但说不定她遇上了非常窘迫的事了…
「怎么了…孩子?」
;妹.泣き
「姐,姐姐,姐姐她」
「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妹.泣き
「求你了,救救姐姐!」
这孩子说着,\r把我带到了山路外面的草丛里。
接着,我看到在那草丛上躺着的是,\r痛苦地倒下了的女孩子。
…刚才那孩子的姐姐吗?
;妹.泣き
「求,求您了,姐姐她很难受」
「我知道了」
我这么说着,\r走近了那个倒下的孩子看着病状。
…这。
「喂,没事吧?」
「啊,是…你是?」
「别在意。只是路人」
我这么说着从手中的衣箱中,\r拿出水给倒下的那孩子喝。
「别担心,并不是生病了」
…漆黑的夜幕出现淡淡的蓝色时。
我在倒下的姐姐的附近\r一个人静静地等待着。
「…孩子,你也过来」
跑到姐姐身边的那人,\r也把我叫过来。
于是我,\r来到了在地上躺着的姐姐身边…
「稍…快看…」
姐姐这么说着,\r在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健康地大哭着的婴儿。
「健康的女婴呢…」
姐姐幸福地微笑着。\r…我那时…大概也笑了吧…
「那,我还有事情要办…」
那个人亲切地说着,\r又朝着山道走远了。
…那一天,紫色的天边泛起了白色。…那一天,婴儿健康的哭声回响着。
#text_off
阳光再次变得刺眼,\r当山路在艳阳中摇晃的时候…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83.jpg":ld c,$0,3 ;姉.無表情
「在这里等着我…」
姐姐这么说着,\r今天也和某个人一起朝着山路外面走去。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等待着,\r但这一次,变成了我和婴儿两个人等着。
…那是个非常健康的婴儿。\r曾用不输给蝉鸣的声音哭泣着。
…并且,\r总是对我们笑着。
「你是个好孩子呢」
所以今天在等姐姐的这段时间里,\r我一点也没有感到无聊…
于是当天空转为暗红色的时候。\r我们又并排吃着饭团。
;姉.微笑み
「说起来,梢」
;妹.わくわく
「嗯?」
;姉.切ない
「…必须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呢」
;妹.
「嗯…」
姐姐边说着,\r边哄着怀中的婴儿。
「…叫菖蒲好吗?」
「…菖蒲?」
「嗯。快瞧,梢」
「诶?」
姐姐看着的方向,
绽放着薄紫色的菖蒲花。
「真漂亮啊,已经开花了…」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c,$0,3 ;妹.わくわく
「嗯,真的呢,姐姐」
怀中的婴儿像我们一样,\r看着眼前的菖蒲花微笑着。
;妹.わくわく
「那,这个孩子的名字就叫菖蒲…」
「嗯」
仅仅说了这些,\r姐姐又一次对着我笑了。
…那一天,姐姐微笑着。…那一天,菖蒲也同样微笑着。
当山路上四处流动着细小的萤火虫的光点的时候。\r我抱着菖蒲等待着姐姐的归来。
「…梢」
平时姐姐回来时,\r总是会把笑颜呈现给我…
…然而这次不知为何却挂着悲伤的神情。
;姉.切ない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1.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怎么了?姐姐?」
我抱着菖蒲,\r朝着姐姐那里飞跑过去。
就在这时…
;◎夕奈フラッシュ
「别过来!」
「…诶?」
;姉.悲しみ
「我已经不行了…」
姐姐带着悲伤的表情说着些什么。…其意义对于我来说并不清楚。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22.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说,说什么啊…」
「…………」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14.jpg":ld l,$0,3 ;妹.わくわく
「呐,姐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这时我的话停住了。
姐姐沉默着,\r把裙子撩起来给我看。
   「我已经不行了…」
这么说着的姐姐的腹部以下的皮肤,\r变成了紫黑色。
「这,这究竟是…」
「…尽管我不太明白…但似乎是得了什么病」
于是姐姐放下裙子后,\r背对着我。
      「所以呢…梢…」
     「…饭团已经没了」
       「对不起…」
「…姐,姐姐!」
我从身后紧紧地抱住姐姐。
「呜,呜呜…,为,为什么…」
;◎夕奈フラッシュ
「不可以啊!你会被传染上的…」
…我哭了,眼泪将姐姐的和服打湿。
「为,为什么,会这样…」
「梢…别哭…」
「姐,姐姐…我今后该怎么办啊…」
「…我也不清楚」
当我注意到时,菖蒲也哭了。
在摇晃着无数萤火虫的山路上,\r健康地大声哭了。
我也跟着哭了。\r姐姐也哭了。
…其它能做的都没有了。\r…只剩下哭泣…
(再见…梢…)
只是这么说着,\r姐姐便不知往哪里去了。
…那一天,夜空的月亮被泪水模糊了。…那一天,我最后一次看到姐姐的身影。
#text_off
灼热的天空以及哭泣似的蝉声。\r菖蒲也哭了。
姐姐走了,\r我也陷入山穷水尽的窘况了。
「真饿啊…」
我对胸中怀抱着的菖蒲,\r小声地说着话。
…这样下去我会饿死的。\r…菖蒲也会饿死的…
我把最后得到的煎粟饼给了菖蒲吃,\r然后开始朝山下走去。
并不清楚该去哪里。
…只是想朝着人多的街道走走,\r说不定就能有办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走了一整天已相当疲惫了,\r于是躺在下山途中的草地上。
在手臂上睡得很香甜的菖蒲,\r以及抬头看到夏日的繁星在闪着光。
「月亮真漂亮呢…」
在广浩无垠的草地上,\r我仰望着空中的一轮明月。
然后我静静地闭上双眼,\r想着很多很多的事。
…父母去了,姐姐是这么告诉我的。
然后…曾经这么说的姐姐也去了…
就好像一开始,\r就没有他们似的,消失无踪了。
…假如,\r…假如,我忘记了姐姐的话…
如果是那样的话,\r姐姐也会变得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吗?
…会是这样吗?
…那么,我们又是为何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呜,呜呜…姐,姐姐…」
…那一天,我抱着菖蒲走下了山路。…那一天,我呜咽着呼喊着姐姐。
「别老哭啊…」
我沿着山路下山的时候。\r怀中的菖蒲依然不停哭泣着。
「就算你再怎么哭,也已经没有吃的了…」
「求你啦,马上我们就到大街上了…」
…诶?到大街上? 我很惊讶于我自己说的话。
到了大街上又能怎么样呢?\r我们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即使这样,我还是背着不停地哭的菖蒲\r朝着街道的方向不停地走着。
于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r怀中的菖蒲停止了哭泣。
可能是由于肚子太饿了,她显得精疲力尽的。
      「菖蒲?…」
#text_off
我喊她的名字,她也没有对我笑。\r她只是,轻声地呼吸着。
…难道,这个孩子也将要消失吗?\r对于我来说,尽管知道如此我也毫无办法。
在我怀中,菖蒲十分疲惫。
…假如这个孩子消失了的话…\r…我也会跟着消失吧…
我们大家…\r都会变得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吗?
我们会悄无声息地消失吗…
「菖,菖蒲…」
…我大概正在哭吧。\r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悲伤…
…这样下去,菖蒲就…
硕大的明月照亮了青白色的夜路。我正等着路过的人。
…平时总是姐姐给我饭团。…但是,姐姐已经不在了。
所以我不得不做些什么。\r这也是为了能换取菖蒲的笑颜…
…那一天,我在夏夜的道路上愣愣地站着。…那一天,我和菖蒲两个人等待着过路的人。
「什么事啊,你?」
;◎立ち絵欲しいです(;′Д`)赤子付き
;赤子を抱いた私は、
我让菖蒲睡在了草地上后,\r走到了某个陌生人面前。
;妹.誘い
「饭团…」
「啥?」
;妹.誘い
「请您…」
「你怎么了?」
…到底该说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试图模仿着曾经\r从远处看到的姐姐的样子。
;妹.誘い
…我把有些脏的裙子对着他掀开,\r其余的就不清楚了。
「喂,你在干啥呢?」
「…………」
「…莫非你要?」
;妹.誘い
「…………」
…我就这样敞开着裙子,\r静静地低着头。
…其余的该做什么我并不清楚。
「哈哈,像你这样的小鬼也…?!」
「…………」
眼前不知谁正在发出令人厌烦的叫声。
「有什么吃的…」
;◎夕奈フラッシュ
「真啰嗦!」
『至少也要再漂亮点吧』
陌生人这么说便走了。
…我的衣服脏透了,四处都有破损。裙子就这样敞开着,露着里面的皮肤。
我就这样的姿势一直站着。
撩开裙子边的手颤抖着,\r暴露的下半身在被月光照射着。
我光着脏脚站在冰冷的地面上,\r长长的影子向远处伸长着。
…然后,菖蒲哭泣了。
寂静的山路的夜晚,\r只有菖蒲的大声的哭声回响着。
「对不起…」
「对不起…菖蒲…」
菖蒲哭了。\r我也哭了。
…那一晚,肮脏的裙子被敞开了。…那一晚,两个人哭泣了。
#text_off
「喂喂,当真吗?」
在月明星稀之夜。\r几个男人对着正掀着裙子的我喊着。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75.jpg":ld c,$0,5 ;妹.誘い
「饭团…」
「哈哈,这狂妄的孩子在说啥来着?」
「喂,你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吗?」
;mov $0,$668:add $0,$666:add $0,"t6\s06_65.jpg":ld c,$0,5 ;妹.誘い
「我要吃的…」
「呼,你也不看看我们的人数?」
其中一个男人这么说着,\r抓住了我正掀着裙子的手。
于是我就这样,\r被他带着到了山路外面的草地上。
那几个男人把我肮脏的衣服,\r用手强硬地脱下了。
「快,把两腿劈开」
「…………」
「喂,快点啊!」
那些男人对着不知所措的我,\r大声地叫吼着。
于是我像他们说的那样把腿劈开,\r几个男人便盖在了我身上。
『疼!!』
在令人昏厥般的剧痛下,\r我大声地喊了出来。
『停,停,停下…』
「真啰嗦啊,小鬼」
我连自己说过的话的意义都不大清楚。\r只知道剧痛的身体正在被摇晃着。
他们究竟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些什么,\r也不是很清楚。
(人数这么多…)
(觉悟吧…孩子…)
在意识消失前,\r我只听清了这些话。
…于是当硕大的明月逐渐变淡的时候,\r当天空由蓝紫色转为白色的时候…
我听到菖蒲的哭声。
「呜…」
尽管我想坐起身,\r但在腰下传来的剧痛下还是让我不能动弹。
而且我似乎也受伤了,\r不知为何流了很多血。
「菖,菖蒲…」
勉强撑起身,后在我视线中的是,\r不停哭泣着的菖蒲。
以及,在她的身边,\r放着的两个小小的饭团。
十分寒碜的,\r两个饭团排列着。
不知为何,\r我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两个饭团。
(姐姐…)
…我不由得那样说。\r边看着饭团边说着。
「瞧,菖蒲…」
我这么说着,\r把饭团嚼碎喂给菖蒲。
「…好吃吗?」
我对着她微笑了。
「…是吗,太好了」
我这么说着,\r菖蒲也对我微笑着。
…但是,其实我双眼已经湿润了。
…我无法像姐姐那样露出笑容。
…那一天,我和菖蒲两个人吃着饭团。…那一天,泪水盈眶,月影模糊。
#text_off
灼热的阳光下。\r我抱着菖蒲走到了大街上。
我腰部以下已完全丧失了知觉,\r彻底无法走动了。
尽管到了大街上,我也不知道会怎样。\r…但是总算来到了。
于是我,\r在许多人路过的道路上倒下了。
明明我是仰面地倒下的,明明我的双眼是睁开着的…
…但不知为何,我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怎么了…这人?」
「浑身脏兮兮的…」
我听到这样的声音。\r但是,我似乎已经无法动弹了。
「喂,谁来把她清走啊」
「切,别在这种地方碍事地死去…」
…死?…是指我吗?
;そんな言葉が私の耳に届きました。
…死?…我会死吗?…我也会?…消失吗?
…那,菖蒲也会消失吗?…姐姐也是吗?
…大家都会消失吗?…像是从一开始就没存在过吗?
(呜,呜…)
也许,我哭泣了。
不能动弹的我,\r似乎流出了泪水。
然后,菖蒲也哭泣了。菖蒲大声地哭泣了。
…菖蒲…别哭……你消失了的话,就一切都完了…
「怎,怎么有个女婴?」
「那,我们带走吧…」
变得微薄的意识中,\r我听到了这个声音。
「说起来,这孩子有名字吗?」
(…名字?…名字是…)
「喂?」
(…菖蒲…)
#text_off
「喂,你?」
(姐姐的孩子……)
「切,已经死了吗…」
…菖蒲…\r…我也要消失了吧…
…大概,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也说不定。\r或许就像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
…但是,我确实曾在这里活过了…\r…尽管如此也是活过了…
…那一天,姐姐笑了。…那一天,我也笑了。
…那一天,强烈的阳光刺痛着双眼。
   …在那个夏日里。
#text_off
;◎錆フラグ=========
This story had been handed down\ras little good bedside story\r\rand disappeared later on.,15.625,31.25,100,100,#ffffff,10,0
r\r\r\r\r…people.\rDo they know the real color of "Silver"?,15.625,31.25,100,100,#ffffff,10,0
#textbox message,name
This story had been handed down\ras little good bedside story\r\rand disappeared later on.,15.625,31.25,100,100,#ffffff,10,0
r\r\r\r\r…people.\rDo they know the real color of "Silver"?,15.625,31.25,100,100,#ffffff,10,0
#textbox message,name
『久世大人…』
『那,这个就拜托给您了』
「好的」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r接过了这个用绸缎包裹着的桐箱。
总算没有落到别人的手里,安全地回到了我的手上…我慎重地抱起了桐箱。
『回去时请多多保重』
「啊,不必担心」
馆主夸张地行了个礼。我静静地点了下头,回到了漆黑的夜路中。
;☆月空
人迹罕至的山路。在一片黑暗中,我快速地走着。
连侍从都没有的我一个人在夜里赶路,\r本来这就是难以想象的事…
然而,就是这件事,\r我还必须要保证没有人知道。
「必须快点回去…」
我一边轻声嘟囔着这句话,\r一边抱紧了刚刚拿到的桐箱。
…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银丝。…传说中明明是银色的却不知为何变为红色的丝。
扭曲自然之理的,禁忌的物品。\r大井迹殿下赌上性命造出的东西。
「确实要防止落入别人手中呢…」
由于我对最初的安置场所怀有不安,\r我背着所有的人悄悄地托付了出去…
「五行博士这混蛋…」
结果,完全没能奏效。
归根结底,尽管我被称作「领主」\r对方在情报方面却比我们更胜一筹。
「不过,我绝不会让坏人们得手的」
大井迹殿下赌上了自己的性命,\r被托付者的我便有义务看好它。
;☆背景
;音止め
沙沙,
眼前的草原在晃动\r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什么人?」
我再一次抱紧了桐箱,\r抽出了腰间的大刀。
;☆立ち
(哒哒哒)
「晚上好,久世」
「什么嘛,原来是你…」
我把手里的大刀收回了鞘中。
「真是的,别吓唬我」
「啊…对不起」
女孩子这样说着,露出了天真的表情。
这是直到刚才一直看守银丝的熟人,\r皇族的女孩子,名叫石切。
不过,虽说是皇族,但是和朝廷的关系很远,\r相反,与第一豪族吉备氏的眷属关系倒是很近。
「说起来,石切」
「嗯,什么事?」
「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跟踪我的?」
「啊?」
「可不要说在这深更半夜里会偶然碰面哦」
「啊,嗯,那个…」
「莫非是从馆里一直跟过来的?」
「啊,嘿嘿…」
噗…\r真是的,真拿她没办法。
绝对是从馆里跟过来的,\r可是我又不能让她一个人从这里回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也是深更半夜。\r在这种漆黑的山路上,丢下女孩子一个人回去总是没有道理的。
「我明白了,石切」
「只是我也很忙,没办法送你回去」
「啊,嗯…」
「总之,先跟着我越过这座山吧」
「对不起,久世…」
石切边说着,\r边露出寂寞的表情。
……嘛,虽说是侍神公主,但还是个孩子。一定对我这个客人很感兴趣跟才来的吧。
现在还不知道这孩子的家人是否正担心着,\r总之越过这座山之前先把随从叫来吧。
「那么,石切,我们走吧」
「好的!」
仰望逢津山上悬挂的大大的月亮。
…好美啊。
如虚如幻的明月,\r在苍茫的夜幕中正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背景 立ち
「…说起来竟干些不靠谱的事」
「哈?」
「我说你了,我的公主」
「石切做错什么事了吗?」
或许该说她单纯或不谙世事吧…她歪着脑袋,露出一脸不知所以的样子。
;□情景.心情
「…不,没什么」
「久世你好奇怪呢」
果然由于侍神公主的出身,\r她对世俗的东西不太了解。
尽管我不愿多评论他人的事,\r但高贵的人物一个人出门是很危险的…
很容易便能想象得出,\r她或许还不知道一个人走夜路的危险。
「我说,公主…」
「嗯,有什么事吗?」
「说吧,你跟着我过来,\r 到底是想做什么?」
「啊,嗯…嘛,这个,」
「没有什么大的理由…」
「哦。完全没有什么大的理由,\r 就这么一直跟过来的吗?」
「呃,也不是…这个…」
「实际上…我是想去京城」
「…京城吗?」
「嗯,我不认识路,\r 所以一个人去不了…」
「哦…」
「所以,我以为跟在久世你的后面\r 就能去到了」
「…………」
噗。\r完全不出所料…
虽说和大井迹同属于吉备氏的眷属,\r却如此幼稚地考虑事物。
「想去京城」什么的,\r怎么说都是只有小孩子才有的天真想法…
「…………」
「怎么了?」
「不,没事」
估计她还不太清楚,\r我正在运送的是大井迹殿下的遗物。
…嘛,也罢。\r现在并不是考虑多余的事的时候。
眼下必须争取每一刻的时间把银丝转移到安全的地方。\r我略微加大了走路的步伐。
;□情景.心情
「总之,快点赶路要紧」
「好的!」
事先并没有预料到她会跟过来,\r姑且现在先翻过这座山吧。
;□情景2~4行
;>SE鈴虫の音とか
铃—,铃…
月亮高高地照射着脚下,\r残存着些许酷暑的山路在月光下展现开来。
耳边回响着躁动的秋虫的声音,\r以及在附近流淌着的溪水的声音。
「石切,是不是有点累了?」
「没关系,不累」
「累了的话不用特别勉强的」
「我,我没有勉强」
虽然她中途说出了这样逞强的话,\r但估计多半也累了。
…没办法。到小溪附近稍作休息吧。
我们的目标便是从陡峭的山的斜面处向下望见的小溪。
「哇,好美啊」
终于,我们下山来到了溪水边,\r月光下许许多多盛开的花映入眼帘。
「嗯,真漂亮」
「是呢,好多的花在开放」
伴随着清凉的水的潺潺流动,\r小小的淡紫色的花在风中摇晃着。
在山中无人涉足的这里,\r覆盖了整个水边的花儿们在月光下孤芳自赏着。
「菖蒲吗…」
「是呢,真漂亮」
…应该是这个名字。我看着眼前盛开着的花儿,想起了她的名字。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确认这故事的真伪了,\r据说大井迹去世前曾娶过夫人。
还听说夫妻二人是一起去世的…\r那妻子貌似就是这个名字。
「菖蒲吗…」
「…怎么了,久世?」
「不,没事」
「…?」
;□情景.心情
「总之,先在这休…」
咔呲,
「!」
我吞下了刚要说出口的话,\r手握紧了腰间的大刀。
「啊啊,」
;●「何奴…」
;☆絵 錆ねーちん死にかけ>音復帰
;■______ ↑ ここまでプロローグ使用予定 _______________
#textbox messagehalf,name
   『我没有名字』
…没有人给我起过名字…
取而代之的是右脚上留下的,\r跟腱被切断的伤痕…
#textbox message,name
薄薄的被褥。带有格子的门窗。\r只有缝隙间射入的细微光芒,告诉我现在是白天。
…在这里你不会挨饿。\r…也不会死于战乱。不知谁曾这样对我说。
…摇摇晃晃,\r…我的身体被上下摇晃着。
…什么也不去思考。…因为也没有什么可思考的…
唯有闭上眼睛,等待着结束。
探寻着黑暗的世界…
…空旷的、唯有无限铺展开的黑色的世界。\r…没有任何人干涉我的世界。
睁开眼睛,令人厌恶的世界便呈现出来…\r虚无的、痛苦的、脆弱的、朦胧的、悲哀的世界…
…所以我喜欢这里。
…不久摇晃停止的时候,\r我从黑暗中缓缓睁开双眼。
微暗的屋顶和带有格子的窗户。\r以及一直摇晃着我的某个人。
…我不认识那个人是谁。\r只知道等那个人走出去后,又会有另外一个人走进来…
…并没有想认识其中的某个人。…亦没有过反抗。\r只要在薄薄的被子上一直做下去,顷刻便会结束。
即使被急促地呼吸着的男人再次摇晃着身体,\r只要闭上眼睛…
#textbox messagehalf,name
…探寻着空旷的漆黑中的一点…\r…探寻着铺展开的黑色的空间…
…昨天、今天、明天、后天,每天都是…\r…一直在摇动中探寻着黑暗…
#textbox message,name
…夜晚,当大大的月亮出现在天空中时,\r我打开格子门,走到了门外。
初夏微暖的空气和寒冷的地面的触感从脚下传来。
从这个因跟腱被切断而无法奔跑的脚下传来。
…并没有什么要逃跑的理由。\r只是无意中想朝看得见月亮的地方走一走…
…谁也没有把我喊住。
…也没有能喊住我的名字。
…逢津之垰的月亮散发着凶残的妖气,\r勾起着人们心中潜藏的阴暗。
在这样的山路的夜色中,\r映照着挥着大刀的我和几个旅人的影子。
「求、求您了!」\r「…………」
「所有东西都在这了」\r「…………」
…眼前的家伙在说些什么。\r…似乎竭尽全力地想解释什么。
「至、至少放过我女儿吧」\r「…………」
「饶我们一命,我们什么都…」\r「…………」
「求…求……」
「咔哧…」
手上传来骨头断裂的触感,\r切口处喷出热滚滚的东西。
「爸、爸爸、爸爸—!」
「啊…」
又是斜肩的一刀砍下去,\r血再次朝更高的夜空飞溅出去。
地面上被黑色血水覆盖的区域迅速扩大了。\r…白色干燥的畦道随之被逐渐染作红色。
…在这令人胆颤的黑水的中间。刚刚倒下的奄奄一息的男子瞪着我。
「你、你…」\r「…………」
…他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但已经听不太清了。
「竟然、连…」\r「…………」
「孩、孩子…」
『…闭嘴』
…杀人。…难道有错吗?
将路人通通抢夺,砍死,杀掉…\r不去饶恕任何人,以防让任何人知道…
并没有特别的意义。肚子饿了便去袭击并抢劫。\r…顺便再把人杀掉而已。
并不是与被杀的人之间有什么仇恨,\r只是除此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活路了。
就这样,抢夺、砍死,杀掉…直到现在我仍然活着。
尽管如此,但这种事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r…直到有一天,我也会被谁砍死了罢。
…这只是早晚的事\r…仅此而已…
「累了…」
仅仅朝着月亮的方向走出几步…\r对于我来说,就已经到达了极限了…
…少顷,天空渐渐变为白色的时候。\r我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山路上。
四周传来鸟的叫声,\r朦胧中可以看见大大的月亮。
…跟腱被切断的右脚…\r甚至连拖拉着行走…都已经过于勉强了…
「天亮了…」
…我横躺着,\r淡淡的月亮沉默地悬浮在天空中。
刚刚明明还很大,\r现在却渐渐地在晨光中消隐了…
…今天身边没有摇晃我的人,\r我像往常一样地闭上双眼。
…黑暗的世界。
…只有黑色的虚无的世界。
;…何も無い、何も知らない、何も考えない、
;…何も分からない、何も…
…我喜欢这里。
明明直到现在还在这里活着…
…真讨厌…\r…明明永远不醒来挺好的…
…明明想一直睡下去的…
…黎明时分…\r…当蓝紫色的夜空逐渐被染白的时候。
我开始从砍死的两具尸体那里寻找食物。
我在他们身上的包裹里翻动着,\r最终找到了被血染成朱红色的饭团。
…其余的东西毫无用处。\r尽管还有少量的钱财,但对我来说不重要。
我仅仅取出食物后,\r把两具尸体拖到了山崖边…
「下去吧,」
嘴里这样叨咕着,\r脚下把尸体朝着下面的溪谷踢了下去。
噗的一声,\r两具尸体便毫无抵抗地滚落下去。
中途将崖壁上的树枝搅的凌乱,\r之后便无情地向摔向下面小溪…
「…弱者就要死去…只有这点意义而已」
我朝着小溪中刚刚踢下去的尸体瞥了一眼,\r随后视线移至手中的饭团。
…这几枚便宜的饭团便是那些家伙们生命全部的价值。…对于我来说只够维持三天生命的价值。
……嘶嘶…
刺眼的强光,躁动的蝉声。\r我艰难地睁开睡眼。
「今天也这么热…」
我说着没有说给任何人听的话,\r从被当做床铺的草丛中起身。
眼前是被烤白了的山路,\r耳边回响着的蝉的声音。
地面在热气中像蜃景一样摇晃着,\r阳光下,道路突起的部分显得额外显眼。
「切,又有人被扔来了…」
「一大早就看见了堵心的东西」
我说着抱怨似的话。
走到了前面倒下的家伙面前,\r一个人小声嘟囔着。
「切,真扫兴」
不知道是否因为习惯了亲自杀人,\r轻易遇到要死的家伙总觉得很不甘心。
…已经到了阴历的八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热。而且,当下正值农田大旱,传染病流行的时节。
每年的这时,在这个逢津之垰上\r会堆有很多因患疱而奄奄一息的被遗弃的人。
虽然看起来那些人中许多还活着,\r但没有必要在意。
…怎么说很快就会死掉。
我边瞅着眼前纯白色的家伙,\r边这样想着。
「呜,嗯…」
…切,还苟延残喘地活着啊?
我脚下的家伙,\r蹒跚而又笨拙地站了起来。
「喂,你…」
「………」
…被我呼喊着回头看着我。她的脸尽管很白,但绝不是病人该有的那种面色。
「怎么搞的?」
「………」
「被人遗弃了吗?」
「………」
「有没有患疱?」
「………」
切,这家伙真怪…莫非是哑巴?
如果患疱了的话,随便地扔到别处好了…\r我没有耽搁,又继续问了下去。
「喂,你怎么不说话?」
「………」
…没问题吧,这家伙?\r瞧这一身脏衣服…还是赶快杀了吧…
我这样想着,正当我举起手中的大刀时…
「…我不知道」
「…哟,这不是能说话吗?」
「我想不是…」
这个白脸的家伙,\r带着空虚的视线轻声地说着。
「不是?就是说你没有患疱?」
「…嗯」
「那你究竟来这里干什么?」
「………」
「你知道,这里可是很崎岖的山路?」
「………」
那家伙垂着头,\r没有再回答一句话。
「切,真是个怪家伙…」
我再次低声嘟囔着。\r吵杂的蝉的叫声遮住了我的声音。
「好吧,随你便了,回见」
「…嗯」
我不耐烦地收回了大刀,\r转身离开了那里。
…总之是个捉摸不透的小鬼啦。
也罢,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于是朝别处走着,\r不久,当我再一次回头时…
「…那家伙…还没走啊?」
…她到底想干什么呢?从刚才就一直在那里一个人愣愣地站着…
「喂」
我回到那家伙面前,\r再次试着问一问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
「在这一直呆着,会被狼吃掉哦」
「………」
不知是不想说话还是没有要说的,\r那家伙还是像刚才一样的默不作声。
「…嗯?」
「………」
「…喂,你?」
随后,当我打量她的视线稍稍下移时,\r这个东西映入了眼帘。
…对我来说,也终于算发现点眉目了。
「看来…是逃跑到这里来的?」
「………」
…右脚上巨大的伤痕。很显然是跟腱被切断的痕迹。
「…从色街吗?」
「算是吧…」
「算是吧?这语气听起来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似的」
「………」
「就用这双脚从色街好端端地逃出来了吗?」
「…嗯」
…果然是个怪家伙。\r竟然还能这么沉着。
从色街逃跑的人,被抓到的话不是会被折磨至死吗?\r然而,她的表情却那么的平静…
「…好吧随你。\r 我对没带着食物的家伙可没兴趣」
「………」
「再见」
「…嗯」
我转过身,慢慢地往回走。
…没有必要对某些奇怪的家伙太过在意。
怎么说到了晚上就会被狼吃掉,\r或者是被色街的人们抓去杀掉吧…
「总之都与我无关了…」
…不过是个境遇萧条人生没落的家伙,\r来这里做最后的挣扎罢了。
说起来这条山路上,\r怨恨和痛苦的亡灵太多了。
是啊…\r完全不可能一个一个地照顾到…
…弱者就应该死亡…很平常的道理…
不久太阳落山,\r夜晚沉寂的气息覆盖了四周。
…夜晚山路被无数萤火虫渲染的时候。\r…逢津山上大大的月亮显现身姿的时候…
我坐在树底下,\r吃着白天抢夺到的饭团。
眼前萤火虫的光点,\r正发着不逊于月亮的光。
「狼吗…」
这样模糊地朝眺望远方时,\r我隐约听见了远处传来狼的叫声。
…那家伙…应该已经被吃了吧?
也罢,无论怎样都只有死亡的命运。\r不去管她好了…
我边嚼着饭团,\r边无意中回想着白天那个奇怪的家伙。
…和被色街的人抓去折磨死相比…\r被狼吃掉,怎么说都更爽快点。
于是当我吃完最后一个饭团的时候,\r远处的狼叫声依然隐隐不断。
…我知道…没有必要去在意。…因为是弱者所以死亡…
…于是我…
;"■今天也去袭击路人吧",*osou,
;"■朝白天的家伙那里走去看看",*mukau
#text_off
「…真没办法」
我舔掉手上残存的饭粒,\r慢慢站起身。
并不是想搞清楚那家伙到底怎么样了。只是,这样放任下去总觉得有些不安。
至少,确认一下死在哪里了吧…
月光缓缓地照射在夜晚的山路上,\r微微摇晃的萤火虫的光点流动着。
在这样的景色中,远处狼的叫声,\r以及我踏在路面的脚步声静静地回响在山路上。
…就在我正要走近那里的时候。
我甩掉了手上残存的饭粒后,站了起来。腰间别着的大刀的沉重感,使我的心悄悄地悬了起来。
…要去吗。
随着周围舞动的萤火虫散乱开来,\r我走上了山路。
寂静的黑暗中,我的脚步声微微地回荡着。一边寻求猎物的身影,一边静静地回荡着。
没过多久。\r在道路的前面,一个白色的人影慢慢地靠近了。
…于是当我走到那里的时候,
「………」
…是白天见到的奇怪的家伙。
拖着跟腱被切断的右脚,\r在山路上缓缓地挪动着。
「…竟没有被狼吃掉呢」
「…嗯」
这家伙大概是从白天那里一直走来的,\r现在已经显得相当的疲惫了。
「话说你打算前往哪里?」
「………」
「凭你这双脚,是翻越不了这座山的」
「………」
切,还是老样子沉默的家伙。\r一点不像正设法逃脱必死命运的样子…
「水…」
「啊?」
「水…」
「…啥,你想要水吗?」
「…嗯」
「那去下面的小溪吧」
「…小溪?」
「啊,这个山崖下面有个流水的小溪」
说着,我用手指着崖下。
从这里看下去只有漆黑一片。\r溪水在遥远的下方流淌着。
「不过,你的脚是不行的」
「…………」
「还是放弃吧,这个山崖你是下不去的」
「…嗯」
这家伙尽管这么回答着,\r却还是拖着右脚朝着路边走去。
然后朝着黑压压深不见底的山崖下方,\r望眼欲穿似的眺望着。
「喂喂,还是放弃吧」
那家伙思考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r我接着说了下去。
「………」
「凭你的脚是下不去的」
「………」
「痛快地放弃了更…」
噗呲…
我还未说完的话音被另一个愚蠢的声音掩盖了。
…白痴吗…就这么摔下去了…
我拨开杂草,走近山崖的边上,\r朝着遥远的下方望去。
眼前只有被少许月光照射着的溪川。其余的太暗了什么也看不到。
「呼,那白痴死了…」
…果真掉下去摔死了吗?
…我于是…
;"■下山去小溪那里",*oriru,
;"■切,真没办法…",*chi
#text_off
当然没有想去救她的意思。\r只是喉咙刚好渴了而已…
虽说已经好心劝过了,\r但怎么说都不管用。
「切…估计现在已经血肉模糊了吧…」
尽管死了的人已经死了,\r但不亲眼看到尸体便觉得不安。
忘了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r我就染上了这个坏毛病。
山崖相当的陡峭,\r处处都是裸露的岩石。
…要说那个小鬼能够平安从这下去的话\r简直就是开玩笑…
我周围没有可借助的树枝、藤蔓,\r只好在光滑的岩石之间谨慎的挣扎下了山崖。
「…呦」
当然没有想去救她的意思。\r只是喉咙刚好渴了而已…
尽管死了的人已经死了,\r但不亲眼看到尸体便觉得不安。
山崖相当的陡峭,\r处处都是裸露的岩石。
…要说那个小鬼能够平安从这下去的话\r这简直像是开玩笑…
我没有任何可借助的树枝、藤蔓,\r只好在光滑的岩石之间谨慎的挣扎下了山崖。
「…呼」
;★鈴虫の音が大きい.絵の指が太い
「………」
那家伙貌似压断了许多树枝,\r在地面上静坐着。
「…死了吗?」
「…没」
「…一点没事?」
「…嗯」
…从那里掉下来,居然也能侥幸活着啊。\r我抬头望了望刚刚下来的山崖。
「…呦,命还挺硬的」
四周折断了的凌乱的树枝,\r诉说着下落过程中受过多大的冲击。
「水…」
她似乎回过神似的,轻声嘟囔着。
「…水?」
「嗯…」
「要水的话眼前不就是个小溪吗?」
我没来得及指,那家伙就把头转了过去。
在她眼前,冰冷的溪水正潺潺流动着,\r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嗯。知道了」
她这样回答着,\r朝着水边蹒跚地走去。
…摇摇晃晃,
…摇摇晃晃,我的身体依然被摇晃着。
我像往常一样闭上眼睛,\r只有我自己的世界便铺展开来。
…黑暗的世界。
…只有黑一种颜色的虚无的世界。
今天我依然在注视着漆黑中的一点。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r什么都不去考虑,什么都不理睬,什么都…
…我喜欢这里。
本想一直跻身于这个世界的…
「喂」
刚刚我被摇晃着我的人叫醒了。
…真讨厌…明明不想来这里的…
…睁开双眼…令人厌烦的世界便呈现出来。
昏暗的房间和空隙中射入的阳光,以及某个男人。
「喂,小妞?」
「………」
「你叫什么名字?」
「………」
「以后会再来找你」
「………」
不知谁边这样对我说着,\r边在昏暗的房间中露出令人厌恶的笑容。
「知道就赶紧告诉名字啊?」
「………」
「诶—,说说看」
…我什么也没有说…
那人不高兴地走出了房间。
…名字。似乎是每个人都拥有的东西。
…似乎是被谁过赐予的东西。
…我曾一直认为。
…我的名字,\r…是『喂』、『你』等等的词语…
…嘶,嘶…
夏天的烈日今天依旧肆虐着。
「切,今天还是这么热」
我从地面起来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耳旁听到溪水凉爽的声音,以及从山崖上徐徐传来躁动的蝉叫声。
「…嗯?」
突然感觉有人的气息,下意识地回过头。
「什么嘛,是你」
「…………」
昨天奇怪的家伙就站在这里。果然,已经打算前往别的地方去了吧…
;"■这家伙怎么回事",*issho0,
;"■…嘛,随她便吧…",*issho1
#text_off
「还在这呆着吗?」
「…嗯」
「赶紧到别处去吧」
「…嗯」
她这样回答着,却完全没有动换。\r只是在这里一直站着。
「真碍眼!」
我一口气抓住她猛摔出去。\r那家伙边被我摔着边瞅着我。
「还打算在这呆着吗?」
「…嗯」
「赶紧到别处去吧」
「…嗯」
她虽然这样回答着,却完全没有动换。\r只是在这里一直站着不动。
空虚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脚,\r丝毫没有要爬上山崖的样子。
「哦,你的脚不行吗?」
「………」
「从这个小溪爬上山确实不那么容易呢…」
「………」
这家伙什么也没有回答,\r始终露着空虚的表情。
…切,还是老样子沉默呢。\r在考虑让谁来帮忙吗?
「好吧…拜拜」
「………」
于是在强烈的阳光的照射下,\r我转身离开了溪边。
…白脸的怪家伙。\r没有必要对有些奇怪的家伙太上心。
…怎么说过一会儿就会死得很可怜吧。…弱者就要死亡…难道不是很普通的道理吗…
我像劝诫自己似的想着,\r开始攀登通往山崖的路。
…嘶,嘶,
夏季火毒的太阳无情地烘烤着逢津之垰,\r脚下像滚动着热浪一样变得模糊不清。
「行,行个好吧…好,好吗…」
「………」
在摇摇晃晃飘动的热浪中,\r某个陌生人正乞求着饶命。
「钱已经都交出来了…」
「………」
那个人把身上带的东西都交了出来,\r又继续乞求着。
「…留我一条人命吧…」
「………」
挥起的刀身。\r在晒得发白的地面上留下小小的影子。
…见惯了的情景。…某个人垂死地乞求着饶命。
「…都交出来了吗?」
「啊,是…求求爷…饶了吧…」
「…这就是你的价值?」
「…价值?」
「…没错」
「咔…」
高高扬起的刀身斜肩砍了下去,\r红色的飞沫立刻在空中飞舞起来。
传入手中的只有肉被切断的触感,\r以及骨断裂轻微的抵抗感。
然后,朱红色的血沫被慢慢地散落在地面上,\r地面上被染黑的部分逐渐扩大…
「这就是你这条命的价值…」
对着倒在黑水中动弹不得的那个人,\r我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面前被交出的,放在地上的饭团。怎么看都是极其穷酸便宜的东西。
无论在哪里都不会值什么钱,\r也许哪个人都能轻易地弄到手。
…然而,这就是你的价值。…并且对于我来说只是几天生命的价值。
「下去吧」
我像平常一样把尸体踢了下去。\r…毫不费力的一脚,不知是谁的尸体便毫无抵抗地滚落下去。
弱者死掉了。…仅此意义而已。
…不久夜幕降临了。
当逢津之山大大的月亮升起的时候…\r萤火虫淡淡的光点四处流动着。
在这一片漆黑中,\r我吃着白天抢到的饭团。
尽管略带血液的咸味,\r不过没有必要去在意。
…仅是一天、一天的能吃上就行了。…抢夺、砍死、杀掉,仅此而已。
…直到现在一直是这样活过来的。\r…从今往后,也一直…
于是,正当我刚刚吃完一个饭团,\r要一口咬住第二个的时候…
沙沙附近的草丛有了动静。
「…?」
…狼吗?我边嚼着嘴里的饭团,边朝声音的方向走去。
明亮的月光照射着山路。
在飞舞着无数的萤火虫的方向,我看到了那个白色的影子。
「…哟」
「…竟然爬了上来」
「…嗯」
「切,衣服都这么脏了……」
「…………」
眼前是变脏了的怪家伙。…竟用那双脚从小溪那里爬上来了。
难道没有考虑过中途会掉下去摔死吗,\r也罢,好歹也算全凭自己的力气爬了上来。
「…………」
「…怎么?」
她的视线对着我。\r注意到我正在吃的饭团。
「这个想要吗?」
「………」
「什么意思嘛,肚子饿了?」
「…嗯」
「想要饭团吗?」
「………」
我把怀中的饭团掏出来给她看。
「想吃吗?」
「………」
「你要是不说话我可不明白啊?」
「…想吃」
「哦,想吃啊」
「………」
我把怀里的一枚饭团放在了地上,\r手伸向了别在腰间的大刀。
「那就来拿吧」
「…?」
「想吃就试试从我手里抢吧」
「………」
我一口气拔出了腰间的大刀,在夜空中高高地扬了起来。
月光淡淡地点缀着刀尖,\r萤火虫的光点徐徐地流动着…
「…嗯。知道了」
那家伙只答应了一句,\r就来拿我脚下的饭团了。
她穿越着流动的萤火虫的光点,毫不犹豫地走来了。\r拖动着跟腱被切断的右脚,朝我这里来了。
「…我可要砍了?」
我警告了她。
「…………」
「…真的要砍了?」
「…………」
然而她就像没有理解似的,\r继续一步一步地靠近。
于是当她的手伸向脚下放着的饭团的时候…
…我把大刀挥过了头顶。
…砍下的刀刃像斩断了途中无数光点似的,\r朱红色的飞沫高高地喷射…
「我可拿了…」
「………」
「…可以吗?」
「………」
「…能吃吗?」
…中途挥了一半的大刀被下面那家伙淡淡的说话声叫停了。
…为什么?
…为什么刀子停住了?
「…嗯?」
「………」
「可以吃吗?」
「…啊…嗯」
…眼前是正吃着饭团的家伙。\r她似乎很带劲地咀嚼着被染红的饭团。
萤火虫恍惚地照射着那张白脸,\r那一天,夜幕被萤火虫的光芒微微地点亮…
那一天,光点缓缓地照射着我停下的刀尖…
;■英訳挿入個所1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r我的身体像往常一样被摇晃着。
  『你们交个朋友吧』
不知谁这么说着。
把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女人,\r带到了我的身旁。
「呜,呜……」
那个女人大声地哭泣着。
拖拉着一只脚,走过格子门。
…跟腱被切断的右脚。
…和我一样。
昏暗的房间,\r和那个不停哭泣的女人。
…到现在,\r已经是见过无数次的光景了。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所以我今天,\r依然任凭着身体的摇晃。
闭上眼睛,出神地探寻着黑暗…\r探寻着黑暗中虚无的一点…
;■英訳ここまで
嘶,嘶…
天空中回荡着哭泣似的蝉声。\r太阳无情地刺痛着双眼。
烈日炎炎下,\r山路的地面像蜃景一样摇摇晃晃的。
我在躺在潮湿的青草上,\r回过头,看到那家伙身体弯曲地睡着。
「…喂」
我冲白脸的家伙喊了一声。
「醒了吗?」
「…嗯」
她和我一样在青草上睡着,\r轻声地回答了我。
「怎么还留在这里?」
「………」
「饭团没有了」
「…嗯」
我站起来,拍掉身上沾着的草,轻轻地伸了懒腰。随后那家伙也和我一样站起来拍了拍身。
「可真热啊…」
「…………」
我说着没有说给任何人听的话,\r走到了树荫的下面避暑。
山路旁边大树的影子,\r仅仅是遮住猛烈的阳光便使人感到十足的凉意。
「你怎么?」
「………」
那家伙也边拖着脚,边和朝我这里走来了。
「别老跟着我啊?」
「………」
「…我说过没有饭团了吧」
「…天太热了」
那家伙一边轻声说着,\r一边静静地坐在了我身边。
「切,莫名其妙…」
还是老样子的白脸和注视着远方的眼睛。以及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的表情…
「喂,不要太过分了」
「………」
我们坐在树荫下,\r时而会感到凉爽的微风吹过。
蝉躁动的鸣叫声,\r映衬着远方溪流的声音。
在清风和耳边的溪流声中,\r我们就地躺了下来。
隐约地睁开眼睛,\r便看到摇晃着的白得刺眼的山路。
…和她的脸一样空虚的白色…
「…喂」
「…起来啦」
逢津之山的月亮升起的时候。\r我把旁边的家伙推了起来。
「真是的,睡的还挺踏实的」
「…嗯」
这家伙带着尚未睡醒的表情回答着。
「我说,肚子饿了吗?」
「………」
「饿不饿?」
「…饿了」
「那,看看那儿」
在我手指向的山路上,\r某位旅人正朝这里走来。
大概是为了避暑,才在晚上赶路的。…真是极佳的猎物啊。
「想吃饭团吗?」
「…嗯」
「那去抢吧」
「………」
「想吃的话……快去抢!」
我说着就跑了出去。
逢津之垰山路上大大的月亮,\r映衬着数不尽飞舞的萤火虫。
那些小小的光点们边流动着,\r边时隐时现地发着柔弱的光。
于是我静静地埋伏在树丛间,\r然后一口气蹦到山路中。
『呜哇』
由于看到我突然出现而感到惊恐,\r那个旅人大声地叫了出来。
『救,救命啊…』
我什么也没有说便挡住了他的去路,\r高高的扬起了大刀。
嗖…
…那人直到最后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有骨头断裂的触感缓缓朝手中传来。
接着那人便与飞溅起的血沫一同栽向了地面。\r…已经是看过无数次的情景了。
然后我开始翻那个被染黑的行李包,\r找到了一个小包裹。
「下去吧」
和往常一样随意吐出的话,\r以及与此同时被踢向小溪的无力申诉的人。
毫无抵抗地滚滚落下,\r途中将沿途的树枝折断。
…嘶,嘶…蝉声回响在逢津之山的炎炎烈日下。
抬头仰望天空,\r老鹰在厚厚的积雨云下盘旋着。
…今天还是这么热。
我旁边的家伙,在酷暑中有些吃不消的样子。空虚的眼睛半闭着,痛苦地忍受着酷热。
…回想起来,我和这家伙已经认识几天了?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烦地跟在我身边。
「…喂」
「………」
「今天又这么热」
「…………」
…说起来,这家伙自己有没有想过?\r在这个地方一直呆下去只会死的很可怜…
「话说,你…」
「………」
「为什么在这呆着?」
「………」
不知何时似乎曾有过同样的对话。\r无论回答什么都无关紧要。
「在这里呆着,只因为天热吗?」
「………」
「想这样一直混饱肚子门也没有…」
「………」
「最好赶紧到别的地方去」
「………」
「…切,又不说话了」
「………」
这家伙空虚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只是脸上的汗珠滚滚而落。
「切,不要太过分了…」
被暑气蒸烤着的身体,\r唯有偶尔吹过的清风使之得以缓和。
我在树荫下静静地闭上眼睛…
…最好能睡着。\r…睡着了的话,多少不会感到炎热了…
「啊疼!」
突如其来的剧痛使我睁开眼睛。
右脚正传来令我头晕目眩的剧痛。\r我猛地坐起来。
眼前是一只张着大嘴的蛇,\r正咬着我的脚脖子。
「切」
我把蛇拨开,\r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畜生…一条蛇竟敢碍我…」
我刚把右脚下意识地抬离地面,\r雷击一般的剧痛便肆虐起来。
「你最好也多注意点」
我对着始终看着这一幕的家伙,\r忍着剧痛说着。
「不想被蛇咬死的话,\r 赶紧到别处去吧」
「………」
我边说着,\r边开始在附近草丛里寻找。
「必须赶快找到解毒草呢…」
被咬伤的地方血不停地流着,\r疼痛逐渐愈演愈烈。
…这是抵抗力变弱的标志。
最近吃的东西不够硬朗,\r开始遭到报应了吗…
我边用刀翻动着边寻找解毒草的影子,\r血却丝毫没有止住的迹象。
「…切」
…脚上像绑了砖一样,\r已经明显感到越来越沉重了。
「…好像不是自己的脚似的」
我把衣服从一端撕开缠在脚上,\r疼痛却完全没有缓解…
在夏天猛烈的阳光、脚下的剧痛、焦噪下,\r我浑身的汗水喷射而出。
我就这样一边拖动着动弹不得的右脚,\r一边在附近搜索着解毒草的影子。
「切,难道这地方完全不长吗…」
我再也耐不住剧痛了,\r头脑空白地栽到了地上。
这时,我和那家伙的眼神对在了一起。\r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看着我。
「…喂?」
「………」
「你难道没有救我的意思吗?」
「………」
「还不快点给我找解毒草?」
「………」
「也是,你不知道那东西啊…」
差不多吧。连萤火虫都不知道的家伙。完全不能指望能懂草药的知识。
「…我知道的」
「啊?」
「…解毒草这东西…我在街上见过…」
「那快去找来」
「………」
「我给过你饭团子吃的不是吗?」
「…嗯」
那家伙慢慢地站了来,\r在周围的草地上轻声地翻找着。
「那边我已经找过了」
「…嗯」
尽管那家伙偶尔会看我一眼,\r但还是这样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切,不行吗。
「唉,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啊?」
疼痛进而转化为整个右脚的麻痹,\r在冰冷的粘汗中,我的头脑变得朦胧了。
…毒已经遍布全身了吗?\r胸口的跳动也变快了。
「…我差不多就要死了…」
眼前开始模糊,意识也越发微弱。\r…脚下的疼痛感既而消失。
「…难道就这样安息了吗…」
在意识消除的前一刻我吐出的话……并不是因为我怕死…
;★弟妹の絵を差換え
『哥哥,快点啊,下一个』\r『快点快点』
年幼的弟妹们呼喊我的声音,\r在小小的村庄里回荡着。
在喧闹着的弟妹们旁边,\r我一个人疲惫地坐着。
村子并没有多么的豪华富余,却是个跑到邻家都会气喘吁吁的大村子。
特别美味的饭菜是不可能有的。\r金钱收入也极其微薄。村子里总是沉浸在寂寞之中。
…不过,日子确实很快乐。每天都在欢笑中度过。
…在红色的树叶渐渐凋零的那一天…\r…在严冬的冷风吹过的那一天…
我已经陪弟妹们玩得精疲力尽,\r正逃也似地回到家中的时候。
我视野中出现的,是土房子中父母倒下的情景。我顾不上脱下草鞋的功夫,直奔着父母跑去。
我抱着他们,看到他们脸上呈现着痛苦的表情。\r汗水密密麻麻地冒着,偶尔说着苦闷的话语。
这是一眼便能完全确认的病状。\r我感到全身的血气一瞬间变冷了。
…是疱。
我让父母在床上睡下后,飞快地朝外面跑了出去。
『啊,哥哥』\r『你要干什么去?快来玩啊—』
在门前弟妹们的呼喊声中,我停住了脚步。然后用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告诉他们。
「好孩子,听哥哥的话」\r「…?」
「哥哥回来前千万不要迈进家门一步」「嗯,嗯?」
小小的眼睛带着不解的眼神。最后,我拍了拍着最年长的弟弟的头便再次跑了起来。
天空像是要哭泣似的被雨云覆盖着,\r愈而加剧着我的不安。
…不过,要是能到他们家的话就都好办了…不管遇上什么事,只要去他们家就都会有办法…
我在畦道上竭尽全力地跑着。\r尽管在泥泞的路上险些滑倒,却无心顾及。
终于,我到达了目的地,\r这是村外的一户宅邸。
这个村子上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邸。\r…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朋友的家。
我走到屋子的后面,\r看到了朋友的影子就大声呼喊着。
接着我省略掉了进门入座的客气话,\r直奔话题的核心。
『家里人患疱了。\r 症状还很轻。给我们些药草吧』
那家伙的脸一下子阴了,\r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我们一起移动到了人迹罕至的房子,\r我把父母的症状详细地说给了他听。
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我们这么约定着。
那家伙不像是会毁约的人。\r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现在已经很多了。
他说,会拿着抑制疱症状的药草来我家。\r他说到我家后,会先去看望病人。
他带着严肃的眼神说着。
我稍稍有些放心,就跑回了家。这样一来就不会耽误病情了,我这么想着。
奔跑中我呼出的气体化作白色的烟雾,\r扩散到直到现在还哭泣着似的天空。
…在雪花开始纷纷下落的那一天。\r…在寒冬的空气冻结着村庄的那一天。
…草药迟迟没有送来。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能看到那家伙的影子。
在土屋的一个角落里,弟妹们哭泣着。震耳的哭声更加重了我的不安…
尽管我好几次想再去那家伙的家里,\r但还是没能离开病情日益严重的父母身边。
…陈旧的土屋和破损的屋顶。\r处处都能看到从破损的屋顶漏下的雪花。
『有人染疱了!』
突然,门外传来了震怒的声音。
我全身的血液瞬间冻结了似的恐惧着。脸不由得逐渐地变得发青。
我从破烂的木板门的缝隙中向外窥去,\r门外的几个大人直奔着我的方向走来。
在几个大人们的中间,我看到了那家伙的影子。…被大雪的寒冷拍打着脸庞的秘密的共有者。
…是那家伙说了出去。…在大人们面前,那家伙把一切都说了出去。
…明明当时约定过共同保守秘密的…
……明明约定好了的……
…视野逐渐明亮了起来,\r抬起沉重的眼睑,便渐渐看到模糊的风景。
…怎么回事?\r这到底是哪里?
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r我发觉自己在树下。
身体很沉重,嗓子也干渴了。\r然后剧烈的头疼突然袭来。
我用力地摇着脑袋坐起身。
「…………」
那家伙注意到后慢慢地转过头对着我。\r空虚的视线投向了我。
…这是我十分熟悉的。十分熟悉的悲哀的视线。
「…你啊?」
…是梦吗……是啊…刚刚做了个梦…
「…怎么回事?」
那家伙还是老样子,朝着我这里目不转睛地看着。\r只有空虚的视线,愣愣地投向我。
「…在看什么啊?」
「………」
「说过赶紧去别处了吧?」
「………」
「为什么还呆着不动!」
我没多想就大声地喊起来。\r…我讨厌她那个似乎看透了一切的目光。
「以为伺候病倒的我就能装善人吗!?」
「………」
「快言语声啊!」
「…解毒草」
「啊?」
「…你说的解毒草,已经采到了…」
似乎确实记得。\r在意识朦胧的时候我向那家伙拜托过。
偶尔低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脚上的伤口,\r已经被敷上了几片切碎的解毒草的叶子。
同时,那家伙手中还拿着几片叶子。\r…即使是这些量的药草,也绝不是很容易能找到的。
「…这,你…?」
「………」
「…切」
我拿掉了脚上的解毒草,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净干些多余的事…」
「………」
「…明明当时已经背叛我了…」
「…?」
…明明那个时候我们都被舍弃了…\r…明明仅限于两个人的秘密被打破了…
「…别以为我会谢你」
「…嗯?」
我回过头吐出了这句话。
然后护着右脚走了起来。\r那家伙隔着我一段距离跟了过来。
…切,随她便吧。
在太阳落山后的山路中,\r我拖着脚走着。
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r只是,我的脚步却没能这么停下…
…静静流淌着的溪水的声音和细小的虫声。睁开眼,看到月光从树枝交错的缝隙漏下。
…什么时候睡着了…
「………」
回过头,\r看到白脸的家伙一直在注视着我。
在月光的照耀下,\r她的脸显得比平时更苍白。
「…怎么?」
「………」
她一如既往地用沉默回答我的提问。\r…注视远处一般的眼神投映着我。
于是我像下来的时候一样,\r背对着她蹲了下来。
「来,快点吧」
「…嗯」
我背着她,\r又一次登上了山路。
「手可抓紧了?」
「嗯」
柔软的手腕握的紧紧地\r环绕在我的肩上。
几乎感觉不出的重量,\r使得背着她上山并没有多费力气。
…这家伙也会做梦吗?
我感觉着后背上轻如羽毛的重量,\r无意中琢磨了起来…
大大的圆月照射着周围的黑暗,\r逢津之垰的远处传来狼的叫声。
星星和萤火虫的光芒几乎被月光完全盖住,\r却依然持续地抵抗着。
「喂?」
我注意到远处的脚步声。
「听见了吗?」
「………」
「有人过来了」
「…嗯」
我在树荫下窥视着山路的方向,\r远处几个人影逐渐走了过来。
「…竟然在这种深更半夜来」
我躲在树丛间,\r屏住呼吸等待着袭击的机会。
接着那家伙也跟了过来,\r像往常一样,我一口气跳入了山路中。
「你,什么人?」
这几个人看到我的身影后,大声地吼叫着。
从外表上看,\r他们不像是普通的旅人。
「果然是强盗吗?」
「………」
「喂喂,胆子真够大的?」
…对手是三个人。我只是一个人。这也许就是他们出此狂言的底气吧。
「话说,附近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
唰,
「哇!」
我二话没说便斜肩砍了他。\r趁他刚刚要把手伸向腰中的剑的瞬间。
「你,你…」
「呜啊!」
接着挥回的刀刃砍断了旁边男子的双脚。
就这样一个人刹那间倒下了,\r另一个人脚被砍断了。
那个脚被砍断了的人,边不停地大声呻吟着,\r边在地上来回地打滚。
「你,你竟然动手…」
「………」
看着前两个人转瞬间倒下了,\r剩下的那个人发出了狼狈的叫声。
我不屑一顾地举起大刀靠近了他。
「且,且慢…。等一下…」
「………」
在挥起的刀身下,\r对峙的某人拼命地解释着。
「我,我们只是来追人的」
「…追人?」
「啊,嗯,追一个逃走的妓女而已…」
「………」
「所,所以,饶过…」
「咔啊!」
红色的飞沫从大刀砍入的地方喷出。手中传来与往常一样的骨头断裂轻微的触感。
…山路依旧被无数萤火虫的光芒点缀着。\r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恢复了平静。
「呜…」
在这之中,唯有刚刚被砍断脚的家伙的呻吟声。\r干扰着这片平静。
「…喂?」
「…………」
我对随后走过来的家伙问着。
「这家伙你认识吧?」
「………」
「怎么?」
「………」
「是来抓你的吧?」
「…算是吧」
「这样啊…」
「嗯…」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r空虚的眼神看着地面上的人。
于是我,\r暧昧地把刀交给了正低着头的她。
「…?」
她把沾满鲜血的大刀拿在面前,\r用不解的眼神瞅着我。
「…杀了他」
我在她面前用手指向着地面上的,蜷缩着微微漏出呻吟声的人说着。
「…自己砍了他」
我这么说着,\r把大刀放在了那家伙脚下。
「………」
月光照射着的山路,\r恐怖的黑水从漆黑中浮现出来。
「想活下去就杀了他」
「………」
…弱者就要死亡。…所以我才活着。…这是我一直坚信的话。
弱者除了死亡别无选择。\r于是,强者存活了下来。
…然而,她却一直活着。\r明明弱小到随时可能倒下,却依然活着。
因此,眼前的这个男人,\r必须要让那家伙亲手砍掉…
…必须这样。\r…必须…
「…喂?」
「………」
…然而,这家伙却只是注视着下面的男人。\r和往常一样用空虚的眼神,愣愣地注视着。
「…快动手」
「………」
「不说过快动手了吗!」
「………」
我不禁大喊了起来。
「我叫你砍了他!」
「…………」
「想活着就杀了他!」
「…………」
「切,我来替你!」
我举起从她手中夺过的大刀,\r就这样朝下面的人砍去。
「呜啊!」
那个人叫了声随后便沉默了。
然后黑水迅速地扩展着,\r夜晚再次恢复了一贯的寂静…
「…喂」
「…………」
「…为什么没把他杀了?」
「………」
「不是来抓你的吗?」
「…大概吧」
「大概是什么话…」
「………」
在身上萤火虫的光点的映照下,\r那家伙老样子带着空虚的眼神轻声说着。
「喂…你到底想什么呢?」
「………」
「…怎么回事?」
「………」
「莫非……真的想死吗?」
『…我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吗……以前这家伙曾说过的话…
…那一夜,月光洒落在这家伙平静的脸上。\r…那一夜,夏日无数萤火虫的光点在流动着…
;■英訳挿入個所3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瞧,快看…」
「…嗯?」
「今天也很漂亮呢…」
;☆月を二人で見る絵
从格子窗里看到的夜空,\r今天大大的月亮依然悬挂着。
那些在漆黑中映出的星星们渺小的光点,\r正不输给月亮似的发着淡淡的光芒。
「我很喜欢哦…」
「…嗯?」
「因为,无论在哪里,\r 月亮都不会改变,不是吗?」
「…?」
「啊哈哈,所以我喜欢月亮」
萤这么说着,\r又一次对着我笑了。
与平时悲哀的表情不同…\r这个笑容显得如此灿烂。
「呐,你呢?」
「…我?」
「嗯,喜欢月亮吗?」
「…………」
在溶解着黑暗与苍茫的房间中,\r萤声音回响着。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r萤的声音在淡淡的光芒下摇晃着。
…一直闭着眼睛探寻着黑暗。
…一直只看到眼前的漆黑。
…所以…我不知道…
;★☆夜空に月の絵
;蒼い夜空に浮かぶ月。
;そのまわりに映る小さな星達…
;格子の先に浮かぶ月が、
;わたしとほたるさんを照らしていた…
;■英訳挿入個所3ここまで
静静流淌着的溪水,偶尔吹过凉风。蝉声和刺眼的阳光正诉说着夏日的酷热。
在这一片暑气中,我们躺在溪边。完全没有做任何事的心情。
躺在我身边的家伙突然朝着溪边走去。
「嗯?」
我看着她,跟着也站了起来,\r走到了她的身边。
「怎么了?」
「这是?」
她指着溪边盛开着的,\r许许多多地花朵问着我。
「这种花吗?」
「嗯」
「是菖蒲」
「…菖蒲?」
「啊,不是什么新奇的花」
菖蒲们静静地盛开着。星星点点的淡紫色在溪畔上盛开着。
「真漂亮…」
她小声地说着,\r仔仔细细地盯着这株花。
「怎么…喜欢吗?」
「嗯…」
说着,她对我轻轻地微笑着。和平时一向无表情的白脸不同,第一次对我笑了。
尽管我并没有说什么也没做什么表情,\r却着实对这个变化感到惊讶。
喜欢、漂亮什么的,\r本以为已经失去了对那些的感触。
…正是如此,这个笑容才显得那么耀眼。\r尽管是一点点的微笑也让人觉得很开心。
…那一天,数不清的淡紫色的花绽放着。\r…那一天,那家伙第一次对着我笑了。
嘶…嘶…
蝉声依然持续着,强烈的阳光照耀着。…夏季,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
无情的阳光,\r今天也映照着我举起大刀的身影。
「救,救命啊…」
「………」
眼前的家伙,\r像往常一样地求饶着。
「求,求爷…饶,饶了我吧」
「………」
在我脚下放置的巨大的包裹。这就是这家伙的价值…
「这,这东西都很贵的…」
「…是吗?」
「啊,是,是富贵人的包裹」
「…………」
「所,所以,留小的条命…」
「…呜」
我笔直地挥下了大刀。
紧跟着,骨头断裂的感触传入手中。\r接着晒干了的畦道,被染上了黑色。
随后,\r那个连名字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再也没能吭声。
我把砍死的家伙像往常一样地踢下山崖,\r手随之伸向了放在地上的包裹。
刚刚解开包裹上的扣,\r里面的东西就散落在了山路上。
「切…」
我皱着眉头拾起了其中的饭团子,\r将剩余的物品踢飞。
…都是些不知用来做什么的东西,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嗯?」
「那是什么?」
在灼热的阳光下,那家伙手中正拿着什么。
「…红色的丝吗?」
大概是被染得鲜红的丝一样的东西。
「这个…怎么回事?」
「…刚才捡到的」
「切,别乱捡东西」
「…嗯」
我说着,接过她手中红色的丝,\r仔仔细细地注视着它。
…与外表的红色相比,\r摸起来显得格外的纤细。
「…这红色真漂亮呢」
「嗯」
看着眼前鲜红色柔软的丝,\r我突然心血来潮了起来。
…脏乱破旧的和服,蓬乱的头发。…和那家伙自己显得一点也不搭配。
「喂,转身」
「…?」
「没事啦,快…」
「嗯?」
我把她后背上的头发抓成一束,\r用手中红色的丝绕着圈系了起来。
鲜红色的发结,褴褛的和服。…在我看起来已经算漂亮了。
「…很合适呢」
「谢谢…」
小小的嘴中溢出这句话的瞬间,白色的脸仿佛洋溢起了色彩。
在树枝间斜射的月光下,\r她头上的红丝闪着耀眼的光辉。
那一天,耀眼的阳光伴随着蝉声躁动着。\r那一天,那家伙对我说了谢谢…
「真饿啊…」
「…嗯」
我看着水边盛开的菖蒲,\r无意中把正想的话说了出来。
「想吃饭团吗?」
「嗯」
「是啊。我也想」
「…………」
逢津之垰的路人正不断地减少。\r受此影响我们肚子总是空的。
…也许是前几天抢夺的时候,\r没狠心把那个人杀掉导致的吧。
此时此刻,村里估计已经流传着强盗的传闻了,\r说不定以后谁都不会再走逢津之垰了…
「真漂亮…」
那家伙看着菖蒲轻声说着。
「喂,你喜欢这花吗?」
「…嗯」
那家伙从淡紫色的花丛中回过头轻轻地微笑着。\r这时,红色的发结也跟着摇晃着。
这颗摇晃着的红色的发结,\r在阳光的照射下瞬间发出银色的光辉。
「假如这不是红色的而是银色的话…」
「…嗯?」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银丝。…倘若这个传言变为现实的话…
「如果…」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
「怎么样?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哦」
「…………」
我们从不清楚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所以很想听一听她的愿望。
始终像看着远方的眼神露出了少许悲伤。唯有潺潺的溪水声支配着这里的一动一静。
「…怎么样?」
「…………」
「…果然…不知道吗?」
「嗯…」
倘若这丝是银色的话。…我会许什么愿望呢。
倘若这真是能实现任何愿望的银丝的话…\r…那家伙又会有愿望去实现呢…
那一天,菖蒲在风中摇曳着。
那一天,那家伙的发结也一样摇晃着。
摇摇晃晃,\r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我依然眺望着黑色的世界。
探寻着漆黑中的一点。
睁开眼睛,令人厌烦的世界便铺展开来。
所以我喜欢这里…
…然而…
…我却喜欢上了月亮。
每当看到大大的月亮,\r便觉得比起黑暗的世界,我更喜欢它。
与猛烈的太阳的相比,\r月光连我这里都能照射得到…
…即使连我都可以呢…
像大家一样被月光照射着…
「可以吗?」
我对横躺在岩洞中的那家伙问着。
仅有细微光线射入的岩洞,\r却是无法动弹的她唯一能够养伤的地方。
幸好,血很快便止住了,\r但是刀伤并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仅靠吃我从山上弄到的野菜、鱼什么的,\r只会让体力不断削弱。
就这样,\r她身体已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马上就能吃上饭团了」
「………」
「好好等着我哦」
「…嗯」
无论是那家伙还是我,如今都已体力透支到了极限,\r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活活饿死。
可是,我们手上不可能有现成的饭团。\r除了抢夺他人以外别无手段。
无论抢夺谁、谁都可以…\r只要袭击了过往的路人,饭团子便能到手…
「…我马上就回来」
「…嗯」
为了使日渐消瘦的她能唤回精神…\r就算袭击了谁,无论是谁,都值得…
我祈祷着会有路人到来,\r便留她一个人在岩洞中离开了。
当漫山的红叶渐渐转为茶色的时候,\r我再次来到了山路上。
从早晨到夜里我一直守着,\r却完全没看到一个路人的影子。
「…这里已经不行了么」
这条山路,如今再也没有人走了…
…尽管我深知危险,但还是朝着村庄走去。
于是,当我终于走到山下时,\r眼前便呈现出宽阔平坦的村庄。
几棵即将过冬的枯树零零落落地生长着,\r为村子平添了几分寂寞。
村庄里几乎看不到耕作的身影,\r人们都在家里团圆着等待寒冬的到来。
我在寂静的村子里徘徊了一阵,\r物色着有粮食积蓄的人家。
终于,当我连着转过几家后,\r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很富余的大户人家。
…说不定到那里,就能有充足的食物了。\r尽管哪怕有一点点的收获,都容易引起很大的骚动…
尽管危险就在眼前,\r我还是打算试着溜进那户人家的仓库。
那是个又大又脏的仓库,\r屋顶的附近开着一扇小小的窗户。
我于是爬了上去,\r确认着周围没有人发现,潜入了那个仓库。
仓库里只有细微的光线从外面射入,\r处处都显得格外的阴暗。
在放置着大缸和一些难以分辨的卷轴的深处,\r我发现了装满了米的草袋。
…说不定是个在村里有权势的人家呢。\r不过,我只要找到米就足够了。
总之,这里不可久留。一旦被发现的话立刻会引起骚动。
我拔出了大刀,砍破了装米的草袋。
米哗哗地从里面流了出来。\r我拿起身边的麻袋把米抓了进去。
「有这些就足够了…」
我在麻袋中塞满了米,
提起来感觉已经有些重量了。
这样一来,暂时就无需担心粮食了…\r哪怕只有这些,也能让那家伙的身体恢复一些吧。
我把麻袋口握紧了,背起来向外走去。\r…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多呆了。
然而,就在这时…\r明亮的光线射入了昏暗的仓库。
;★絵を差換え
「…谁?」
…切,被发现了吗?
我转身拔出大刀,\r朝声音的主人挥去。
「啊…」
…站在那里的,\r是和那家伙差不多大的孩子。
「…救,救命…」
看到突然挥起的大刀,\r这孩子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r只是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text_off
「切…」
在挥起的大刀下,\r她颤抖的样子,使我想起了那家伙。
「…别出声。出声就砍了你」\r「咦,嗯」
我的刀一直举着,防止她叫出声来。\r她满脸煞白,眼中含着泪。
「…是这户的人吗?」\r「啊,是」
「分我点吃的吧」\r「…啊,嗯,」
「听着,出一点声就甭活了」\r「…啊,是,是,」
于是,伴随着袋子口哗哗漏米的声音,\r我慌张地离开了仓库。
…为什么我没把那孩子砍死?如果她当时大叫的话一定会引起骚动的。
明明只要顺势挥下去就能杀死她…\r明明是这么容易办到的事…
…我轻轻地摇着头,\r急忙逃离了村庄朝着那家伙的方向跑去。
「…喂,饭团子来了」
我看到里面横躺着的那家伙后,\r边喊着边走进了岩洞里。
注意到我后,那家伙慢慢地睁开眼睛,
我于是从后背上卸下了麻袋,\r扶起她的身体。
「有了这些,暂时就不用担心吃的了」
「………」
「吃了饭,伤才会好哦」
「…嗯」
那家伙边回答边轻轻地点头,
头上的红丝也随之摇晃着。\r在细微光线照射着的岩洞中,
「喂,振作起来!」
我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家伙正艰难地呼吸着。即便只是看一眼便能清楚她有多么痛苦。
「没事吧?!」
「额,嗯…」
我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感到那里相当的热。
「…要是有药的话…」
她喘着粗气,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r痛苦的表情像是在做垂死的挣扎。
然而,在这种深冬时节,\r不可能期待有现成的草药。
…果然,还要到村里去一趟吗…
「喂,我马上给你去弄药」
「…………」
已经容不下半点耽搁了。我必须再次去往危险的村庄。
「在我回来之前要好好撑住哦」
「…………」
仅仅留下了这句话后,\r我便顶着迎面刮来的大雪跑出了岩洞。
#textbox message,name
  ■ 第一章 逢津之垰 完 ■
#textbox message,name
;●=狭雾声部分です
…断断续续的记忆…
漆黑的天空。
雨。
雷鸣。
某个黑暗的地方。
还有,围在我身边哭泣着的大人们。
『为什么在哭呢?』
我试问道。
纯真的心,纯真的疑问。
可是我的疑问,却带来了更多的悲伤。
大人们开始放声痛哭起来。
天空的颜色变了。
蔚蓝的天空、酷热的天气。
渐渐变得耀眼的阳光,幽幽的蝉鸣。
抬头向上看的话,矗立着硕大朱红的神社牌坊。
我的手被谁牵着,一步一步地登上石阶。
回头远望。
在阳光斜照的那边,能隐约看见几缕从大风箱里冒出的青烟。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那个人对我说道。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住在那里。
虽然经常被附近的孩子欺负,
那时我总会独自哭泣。
但,这样总比孤独一人好得多。
就算是一个人在哭,也没有人会取笑我。
虽然祭司大人对我亲切温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我最想知道的事情,他却一直不回答我。
…遥远的记忆。
虽然能够回忆起来的事越来越少了,但有一处记忆却难以磨灭。
…年幼无知的我。
…我的无知还能被原谅的那个时候。
「呼…照理应该快到了…」
在道路两侧延伸开来的树林翠影婆裟。虽然穿着不习惯的棉织衣服,不过凉飕飕的风吹过,却感觉凉快多了。
从都城里出来已有数天。今早从邻近的村落出发,已经走过几个时辰了。离要去的山里神社,应该没多远了。
「不过…我竟然在这样的地方山间漫步」
说起久世家的话,都城方圆五百里之内的人应该都知道。
即使我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但好歹也是继承了久世之名的,\r而现在我却不得不在没有仆人、穿着简陋的情况下在这深山中前行。
「直到那风波平静下来的时候吗。\r 但愿兄长们没有再去做那些无益的事情就好…」
『…所以呢。虽然是麻烦的工作,但也没有其他可以靠得住的人了』
『明白了…』
『总之、你把这当成静养就好了。\r 偶尔呼吸一下其他地方的空气也未尝不好』
在月末的时候。我突然被父亲叫去了。
要我到本家领土的边境村落去,暂时逗留在那里,\r去看看那里的统治状况是否良好。
『可是父亲,不能带随从吗?』
『嗯,如果显露了权威的话,当地的人就会提高警惕吧。\r 你还是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去办这件事』
三兄弟中最小的我会被选中执行这样的任务,是因为\r兄长们在大概一个月后要举行的祭祀里,不得不露面。
而且那个村落还有矿山,除农作物以外铸铁也作为税收的一部分。查明当地的统治状况,可以说这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作为理由来说,这姑且算是合情合理。不得不说是个高明的借口。
理所当然的,家族里谁也能想象得出来,\r这是让我暂时离开都城的手段。
虽然有几分担心,但造成目前这混乱状况的原因,\r多少与我自身也有一定的关系。
…所以我也就老实地按照父亲的吩咐去做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经过数番上上下下的奔波,终于看见目的地了。
一直沿路而下的话,很快就能到达山下的村子。还有一点点距离。
沿着高高的小丘所砌成的石阶,\r还有在树林间忽隐忽现的神社牌坊。
那是被我家所庇护的鹭宫神社。也是我暂时逗留的地方。
在出发前听说,只有祭司一个人住在那里。关于我此行的目的应该已经传达给祭司了。
「接下来。就只剩最后的难关了…」
我手扶着膝盖开始登上了这长长的石阶。呼吸逐渐变得仓促,我想应该爬到这条石阶的一半了吧。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话说回来」
「嗯?」
「我可不是来赏花的」
「哎,不是这样吗?」
她疑问道。
(嗯…她还没听说过我的事情吗?)
虽然父亲让我先去拜访神社的祭司,\r但既然是神社的人的话,应该知道我将要在这里生活的事情的。
…虽然是这么想,但也感觉稍微有点草率。可能是祭司还没有跟神社里的其他人提起这事吧。
可是她突然轻轻的合起双手。
「啊,我知道了」
什么,果然还是听说过了嘛。大概因为我的这身打扮,所以才认不出我吧。
「知道了呀」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到」
「不,我也有点心急了」
「不是不是。\r 因为这种事情大家都是比较心急的」
「…什么?」
「是要消灾吧,还有驱邪吧?我马上就去准备」
…噗。不行。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麻烦你转告周防大人,说久世赖人来了」
「啊啊!!」
她后退一步,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我。果然是听说过我的事情。
「对、对不起!我现在就去!!」
慌慌张张的,\r她就这样拿着扫帚跑到神社里。
…看来她只是看起来比较稳重而已。实在是有一丝不安。
(真的没有问题吧,这个神社…?)
没办法,只能在这里等一会了。\r过了一会,巫女和一位大概有四五十岁的祭司过来了。
「是赖人大人吗?远道而来真是辛苦您了。\r 我是这所神社的祭司,周防一辅」
名为一辅的祭司彬彬有礼地向我打着招呼。祭司看来是个正派规矩的人,我心里面总算松了口气。
「我是久世赖人,暂时在这里打扰一阵子了」
我也同样以礼相待。
至于刚才那位巫女,
「啊…」
躲在祭司的身后,畏畏缩缩地低着头。
「应该很疲惫了吧。请先到房间放下行装吧」
一辅一边说道一边引着我朝神殿走去。于是我就跟在祭司后面,
这时候,巫女则有点胆怯地走到我身边。
「…什么事?」
「让我来拿行李吧」
「哎?哦…」
就行装而言,这的确是比较大的行李。因为里面放着『工作』所需的各种文献和资料。
但是里面放着的不光是这些。还有一些绝对不能让她接触到的物品。
「不用了,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没关系的,请不要客气」
她边说着边把手伸向了我的行李。要把行李里面的东西说明清楚的话,的确让人稍微有点踌躇。
「真的不用了,不要碰我的行李…」
为了躲开她的手,我将肩上的行李轻轻地摇了一下。
啪!
「啊…?!」
没想到行李撞到她的手\r把她的手甩开了。
「对、对不起…」
她的肩膀在微微地颤抖着。
「狭雾」
一辅回头望过来。
「我来带赖人大人去房间。晚饭的准备就交给你了」
「是…我知道了」
她低着头,一路小跑进入了神殿。
名字叫做狭雾吗,那个巫女。
「那么,我们也走吧」
「嗯…」
「虽然她有点过分热情,但本性并不坏…」
途中,一辅开始谈起狭雾的事。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吧。
「不,那是因为我没有处理好。只不过…」
我从行李中取出护身用的短刀。为了以防万一而带来的,但是因为刀剑是女人的忌讳之物。
「…这种东西也放在了里面啊」
一辅瞥了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就沿着走廊绕到了神社的后边,\r眼前并排着的是一般住宿用的房间。
一辅走到其中一个房间前示意道。
「这就是为您准备的房间」
看来这是一间既通风又舒适的房间。这么好的房间一定是特意为我准备的。
「穷乡僻壤,难免会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但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r 我会尽量满足的。那么请您好好休息」
「嗯,非常感谢」
我放下行李后坐在榻榻米上歇口气,\r于是我便问起了,
;"■『那个巫女是谁?』",*miko1_1,
;"■『这座神社是怎么回事?』",*miko1_2
#text_off
「…话说回来,那个巫女是一辅祭司的女儿吗?」
「不是的。她是个孤儿,\r 被神社收养已经超过十年了吧」
「那么,为什么是穿着那一身打扮呢?」
「那身打扮会比较方便,因为在祭神之类的时候会让她帮忙的。\r 再说…」
一辅看了看房间四周。
「如您所见,这是个贫穷的神社,\r 没有什么可以供她穿别的衣服了」
「…是这样啊」
一辅一脸惭愧的样子,\r从神社的建筑看得出,奢侈这种事在这里是办不到的。
「说起来这个神社, 在汇报中不是说只有一辅祭司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我试着婉转地询问着关于那个叫做狭雾的巫女的事情。就算是一辅的女儿,若没有向上面汇报也是个大问题。
「…十分抱歉。 狭雾从小无父无母,神社就收养了她」
「不过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听说过」
「因为我认为这并没有必要特意去汇报…」
「这样也没错。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今后能汇报这事」
「是。遵命」
虽然这样责备一辅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考虑到今后的工作,还是不能放任不管。
「之后会奉上饭菜,今天就请好好地在这里休息吧」
「嗯,就这么办吧」
一辅走了后,我就大字型地躺在榻榻米上,\r闭上眼睛舒展了四肢。
…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有充足的时间,但也得好好地去完成任务。
特别是兄长们,一定会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刁难我的。
…所以我一定要渡过难关。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久世家。
……………
铃-铃、铃…
「嗯…?」
当我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完全暗下来了。看来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啊……这是…」
身上盖着被子。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着装好饭菜的食案。
…是一辅吧。将饭菜端来的时候看到已经睡着的我。
「真是的…自己不检点的一面被看到了」
虽说如此,但长时间地在不熟悉的山路里行走,\r身体的确已经疲惫不堪了。
于是我爬了起来就坐用餐。食具虽然有些已经掉漆了,但饭菜的味道还是相当不错。
用餐后,我将食案放到走廊上,\r然后继续去睡觉了。
啪嗒…
「恩…」
啪嗒啪嗒…
「…什么声音…?」
嘈杂的脚步声把我吵醒来。
这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亮了。来到这个神社的第一个早晨。
从被窝里爬出来打开了门。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幻听吗、还是梦呢…?)
虽然那么说但是又好像感觉到了震动。
我想应该先去洗把脸,\r转过身往走廊那边寻找洗手池,
「早上好,赖人大人」
从身后传来了声音。是一辅。
「啊、早上好。\r 原来刚才的是一辅你啊」
「嗯?刚才的、您所指的是?」
「没有在我的房间前走过吗?\r 我听到了响亮的脚步声」
「房间前…脚步声…啊」
「那一定是狭雾吧」
「狭雾…啊、那个巫女吗?」
「是的。因为狭雾每天清早都会对神社进行打扫。\r 恐怕那脚步声是打扫的缘故吧」
「原来如此…」
说起来昨天,\r我没有好好地跟她说声再见呢。
只是偶然没有碰到面吗。还是说不想看到我呢。
「稍后会将早饭送过来的」
「狭雾吗?」
「是的。还有,身边的琐事就请吩咐狭雾吧。\r 在生活方面,那孩子很擅长的」
「我明白了,就按你说的」
「我也会吩咐狭雾的。\r …话说回来,您要去哪里?」
「啊,本来想去洗脸的,不过不知道洗手池在哪」
「那样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走这边」
一辅带着我前往洗手池。
我洗着脸,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
「昨天晚上……」
「嗯?」
「昨天晚上送来饭菜的,也是那个巫女?」
「嗯,是的」
「是吗……」
「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
这样的话,给我盖上被子的也是她吗。这怎么说都是不好意思的事。
但是好好想想的话,她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只是好意地想帮我拿行李罢了。
本来应该跟她说声谢谢的,她并没有做错。
然后我洗完脸换好衣服在房间里等着,\r门外传来了声音。
「那个…赖人大人,我送早饭来了」
是那个巫女的声音。
「啊,进来吧」
「打扰了」
她举着食案走了进来。
我姑且试着和她搭话。
「狭雾姑娘」
「是、是?」 
她身体颤抖着。正好是将食案放到榻榻米上的时候。
咔叽!
「呀!?」
茶杯摇晃了起来。虽然茶杯没有倒,不过茶多少还是洒在了食案上。
「对、对不起!」
「不、没事…」
「我马上去换一份!」
虽然我认为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r但看她是那么认真和拼命,也就由她去了。
她拿着食案,正要站起来。然而。
嘎吱!
她踩到了自己的裙摆。
「啊、啊啊!?」
嘎咚!!
接着失去了平衡倒在了榻榻米上。
当然,食案上面的食物也都倒了出来。
「啊、啊…那个、那个…」
她惊慌失措。
;"■责备她",*miko2_1,
;"■帮助她",*miko2_2
#text_off
「喂!你在干什么!?」
看着这么笨拙的她,我不禁责骂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马上收拾好!」
她把榻榻米上的食具和饭菜一起收拾到食案上,然后匆匆离开了房间。
「真是的、那家伙…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我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托着腮、望着敞开着的门。
…………
不对…她应该不是那么笨拙的人吧。
可能是因为昨天发生了那件事,所以她在我面前\r就变得紧张害怕起来了吧。
我摇了摇头。对着她那样怒吼,感觉好像做得有些过分了。
我站了起来,\r在不知所措的她的身边蹲下。
「去拿块抹布来」
「哎?」
「不快点的话撒在榻榻米上的菜渍就会擦不掉的。 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快去拿抹布来」
「可是……」
「快点去啊。不明白吗?」
「是、是!」
说完她就冲出了房间。
(不过,这还真是一团糟啊…)
我把饭菜和食具一起放在食案上。幸好并没有摔破的食具。
没过多久,她就拿着抹布回来了。
「对不起,我马上擦干净…」
「不用了,我来擦就行了」
我从她手上取过抹布,马上擦了起来。
「可、可是…」
「这里由我来就可以了,你再去把早饭拿来吧」
「怎么可以…不能让赖人大人您做这样的事情啊…」
「你别误会了」
「哎?」
「我只是想早点吃到早饭罢了」
「啊…」
「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拿来」
「嗯…啊、不。等一下!」
「是?」
「不要急,慢慢拿过来,不要再弄翻早饭了」
「是、是!马上、就慢慢地拿过来!」
她端着食案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
……
过了一阵子,\r狭雾端着新的饭菜回到我房间。
这次她小心翼翼地将食案放到了地板上,
我对她说道。
「…我说,狭雾姑娘」
「是…」
她不安的低着头。大概想到自己会挨骂吧。
「…昨天、对不起了」
「哎?」
「你想帮我拿行李的时候」
「啊、哦…」
「真没想到会吓到你的。 只是行李里面有重要的东西」
「不、没关系…」
「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我知道了…」
「那个…赖人大人」
「什么事?」
;「あの…久世様」
;「昨日は失礼いたしました」
;「ふむ…なに、気にするな」
;申し訳無さそうな顔で詫びる狭雾。
;どうやら、随分と気にしていたようだな。
;「それに、ちゃんとしたご挨拶もせずに…」
;「改めてご挨拶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狭雾、と申します」って部分がナシ
;「狭雾、と申します。どうか狭雾とお呼び下さい」
;そういうと、彼女は深々と頭を下げる。
;どうやら、礼儀の方はなっているようだ。
;昨日会った時に感じた不安が、いくぶん軽くなる。
;「では、狭雾よ。俺から一つ頼みがあるのだが」
;「俺のことは頼人と呼んでくれ」
;「そ、そんな!私などがお名前で…」
;必要以上に恐縮する狭雾。
;そこまで気にしなくても良いのだが。
;「お前だけ名前でというのは、不公平であろう?」
;躊躇う彼女。
;ここまで来てそういった煩わしいことを
;気にしたくは無い。
;「頼む」
;俺の一言に、彼女は決心したように顔をあげる。
;「それでは失礼ながら、頼人様とお呼びさせて頂きます」
;俺がうなづくと、狭雾はほっと息をつく。
「我有一个请求…」
「请求?」
「希望你直接叫我狭雾。\r 因为没有被人叫过姑娘之类的,所以会觉很不自在」
看来,这就是她会如此紧张的原因了。虽说我只是出于习惯而这么叫她,也许这样的称呼的确有些夸张了。
「这样啊、那么…直接叫狭雾就可以了?」
「是、是的。非常感谢」
这下,她总算露出安心的样子了。
「…话说,狭雾」
「是?」
「昨天晚上,给我盖上被子的人是你吗?」
「啊…」
「十、十分抱歉!」
「什么?」
「那个、这个,因为看你已经睡着了,但、但是,\r 虽说现在是春天,但这些日子里还是很容易着凉的…」
「不是的,狭雾,我不是指这个…」
「啊,擅自进入你的房间了!\r 可是、那个,我敲门了但没有回答…所以…」
看来她认为我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什么的吧。我心中苦笑着。
「狭雾」
「是、是的…」
「谢谢你了」
「哎?」
「多亏了你帮我盖上被子,我才没有感冒」
「那、那个…」
「今后可能还会有很多事情要麻烦你的。请多多关照」
「是、是的!我才是,请您多多关照!!」
这样总算能和她平等顺利地进行对话了。不过也只是回到昨天樱花树下刚见面的状态。
「那么,如果吃完饭的话就请叫我」
说着狭雾就从房间出去了。
「接下来……」
这样总算能吃上早饭了。我拿起筷子。
昨晚的晚饭也是如此,饭菜的味道还算不错。对狭雾来说,做得很好了。
(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嘛)
她刚才那么紧张,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我吧。我一边想着刚才的事,一边夹着小碟子里的腌菜。
…切得整整齐齐的黄瓜腌菜,\r很美观地连在了一起。
(…应该、只是偶尔吧…?)
也许就如这简陋的器皿中精致的料理一般,\r不能只看她的外表印象。
嗯,这腌菜的味道还算不错。
…早饭过后,
本想着马上去巡视一下这个村子的…\r但我又想到自己对这个村子的详细情况还不了解。
就算是关于这个村子的书面知识也应该去了解一下,\r我关上房门,把从都城带来的与这个村子有关的文书都摊在地板上。
可是片刻之后…
「嗯…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虽然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但是很多内容都是比较随便的描述。而且内容也太陈旧了。
由于这个村子位于深山中,也没有官员常驻在这里。只是在征税的时候才会派人过来。
所以很多细节的东西都是草率了事的,虽然说这也是能够理解的。
(但这也是必须检讨的,尤其是作为统治的一方…)
再者,汇报上说这个神社里只有祭司一个人住,\r这就已经算是一个错误了。
在如今这安稳的日子里,\r细节上的部分更应该要加大力度做好才是。
兄长们对这些大概都不懂吧。
「不过真是糟糕啊…」
最要命的是没有一张能够用的地图。不知道村子全景的话,实在是无从下手。
虽然去找过一辅了,
『实在是抱歉,因为地图这类东西,\r 对住在这里的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被这样说道。想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没办法,只能自己绘制了…」
虽然找一辅或狭雾来帮忙的话是最好不过,\r但尽可能的话,我还是不想让他们卷入到我的事情中。
虽然情非得已,但这次的食宿之恩只能改日再报了,\r所以在工作上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再劳烦他们了。
若我叫他们帮忙的话,他们无论愿意与否也会遵从的吧。所以更加不想做这样的事。
…想想有没有其他办法吧。
我继续浏览这些资料,当我伸伸懒腰想休息一会的时候,\r窗外已是霭霭红霞。
…结果,今天只是埋头研究这堆没有任何用处的资料,\r什么结果都没有…
当晚,我向送晚饭过来的狭雾问道。
「呐,狭雾」
「什么事?」
「这附近有没有适合眺望的地方?」
「适合眺望的地方吗?」
「嗯。最好是能够将全村尽收眼底的地方」
为了绘制地图。首先要做的是了解全村的状况。
「那么,神社的后山应该是非常合适的」
「后山?」
「是的。是个非常适合眺望的地方呢」
之后狭雾露出一脸笑容,\r「睡午觉也很合适哟」她接着说道。
「不,能不能睡午觉都无所谓的…」
「是吗?\r 不过,在那睡午觉可是很舒服的事哟…?」
不知道为何狭雾显得非常遗憾。
总之,神社的后山正好。这样不用四处奔走去调查了。
「那么,可以带我去那里吗?」
「嗯、当然可以」
「明天可以吗?」
「那个…如果您午后可以的话」
「嗯、没关系。那就拜托你了」
「是。那么明天见」
狭雾一脸高兴的样子,\r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那么这样一来…\r地图的问题明天就应该可以解决了。
我把剩下的饭菜吃完后,\r就去睡觉了,但愿明天是个晴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下个月初能够完成的吗,\r 现在这样不就不能按时完成吗』
『非、非常抱歉,赖人大人』
『不仅仅是卧室,这都是预定给天皇的客人使用的。\r 不能按时完工的话,这怎么行!』
『是的,我,我非常明白。\r 可是,在墙壁的工艺上还需要花时间…』
『工艺?…怎么回事?设计图上应该没有的。\r 是谁要弄这么麻烦的东西?』
『那是、那个…』
『兄长们吗?』
『是、是的。说是这样看起来会更美观,\r 在已经完成了八成的时候、突然…』
『唉…又是这样…』
…父亲似乎决定从我们三兄弟中选出一个人来继承家业。而这事也四处流传开去了。
我的两个兄长听到这样的传言后,\r就开始干预久世家在都城所掌管的一切事务。
两个人都想展示自己的才能吧,或者说\r竭尽全力去证明自己能够胜任所有事情吧。
但是两人干预的所有事情里,\r可以说没有一件是做得好的。
起初,我并不是想继承当家之位。
可是,当我对兄长们那轻率的工作作风有所了解之后,\r把家中事务交给兄长们的话,只会让我越发绝望。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把他们做得乱七八糟的工作\r从头到尾重新收拾处理。
『那么赖人大人,你看这要怎么办…』
『如果现在按照图纸上去做的话,能赶上规定的日期吗?』
『要是那样的话,嗯…应该能赶上的』
『那就拜托了。\r 这样总比没有完成要好得多』
『遵命』
『对了,还有…』
『是?』
『不要盲从兄长们的指示。有什么觉得不妥的话\r 尽管去请教父亲大人。要是觉得难开口的话,让我代为通告也可以』
『是、是的。深感抱歉』
这样做后,我反而得到了佣人和相关人员的感谢。结果,并不打算继承家业的我却深孚众望。
反应也太快了。长兄和次兄勃然大怒,一起冲入我的房间。
『身为家中幼子的你还想要继承当家吗。你这卑鄙的东西』『为什么不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你是瞧不起我们吗』
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实在是荒谬之极,具体说了什么已经忘记了。
不过我也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格。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们。
『…我认为按照兄长们的要求去做的话,需要太长的时间了』
兄长们无法反驳,满脸通红地离去了。恐怕兄长们会直接到父亲大人那里打小报告了。
不过跟兄长们不一样,父亲大人是位才智过人的当家。他似乎很早就察觉到兄长们的所作所为了。
虽说如此,但家中已经开始弥漫着日渐紧张的气氛。发生了那件事后,就引发了各种麻烦。
而在这正要选择继承人的时候,\r父亲大人却打算推后一段时间静观其变。
『…虽然这么说,赖人。\r 头脑聪明的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我不得不去的理由…是吧』
『没错。所以要和你约定一件事』
『约定?』
『你不在的期间我不会决定继承人的』
『那…』
『什么都不用说。\r 总之你只专心于工作的事情就可以了』
『是…』
啪嗒…
「嗯…」
啪嗒啪嗒…
「啊…早上了吗……」
说起来,昨天也是被这样的声音吵醒。我舒展着身体,看着映在纸门上的影子。
弯着腰的身影,在走廊来回地跑动着。根据一辅所说的,那是狭雾在打扫吧。
「但是…就不能安静点吗?」
睡着的人都被吵醒了。我站起来,打开门走向走廊。
「啊。赖人大人!早上好!」
蹲在走廊上擦拭着地板的狭雾,\r用手拢起头发抬头看了过来。
「嗯,早」
「赖人大人休息得还好吗?」
「算是吧…。狭雾在打扫吗?」
「是的!」
「一大早就开始打扫,还真是吵闹啊」
我有点不满地说道,
「是的,只要拼命去做的话,就会变得这样干净漂亮的」
笑容开朗的狭雾。我的不满对她完全没有效果。
「那么赖人大人,一会见」
看着狭雾走到走廊的另一侧后,我就向洗手池走去。
一辅已经在那了。
「噢,赖人大人。真早啊」
「嗯」
「嗯…?难道说,是被狭雾吵醒了吗?」
「嗯,就是这样…」
把冰凉的水打在脸上。这冰凉感似乎也冲击到头脑中。
「狭雾是那么认真得意地在打扫呢。 所以我也没有去责怪她了」
「哈哈哈…」
「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吧,一辅祭司」
「不、失礼了。不过…」
「那孩子那样子就好了」
「…没问题吗?」
「是的,她打扫也是为了让我和赖人大人高兴。\r 是个非常正直老实的孩子」
一辅很认真地回答道。大概是想告诉我狭雾她是没有恶意的吧。
「那么,您觉得从明天开始好吗?\r 让我跟狭雾说明一下情况也没关系的」
「不、不用了。因为有早饭的安排,\r 起床的时间还是跟一辅祭司和狭雾一样比较好」
「十分抱歉」
正当一辅那样说道的时候,\r狭雾正好从这边路过,
「大殿的打扫结束后我就去准备早饭」
说完,就消失在建筑物之中了。
「不过她还真是个勤劳的人啊」
「是啊。狭雾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r 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
「原来这样啊」
「不过…」
「不过?」
噶咚!!
突然从大殿的方向,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弄倒然后掉落到了在地上\r发出响亮的声音。
「……祭司大人~」
接着,狭雾的哭声。
「不过偶尔也会有这种事」
一辅一脸苦笑,朝着声音的方向小跑过去。
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早饭的事情。
果然不是『偶尔』吧…
接着在吃完狭雾准备的早饭后,\r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了。
按昨天说的,\r狭雾带着我去那个能俯瞰全村的地方。
「加油,赖人大人,快到了哟?」
「等……等等,狭雾,不用那么急的……」
「啊……对于都城的人来说,走山路会很辛苦吧?」
「才、才没…呃…」
虽说确实是如此,但是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虽然想要反驳,但是这样喘息着的我所说出的话毫无说服力。
(尽管是这样,但自从进山以后,她的脚步反倒是更加地轻盈了\r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是这样啊。不过就剩那么一点点路了,再加把劲噢」
走在我前头的狭雾说完\r便从一条长满过膝高般茂盛草丛的小道上轻盈地穿过去了。
而我,仅仅只能勉强地跟上去。
为了充分把握村子的全貌,狭雾告诉了我这个\r能够一览全村的后山。
午饭后,我们两个就从神社出发,\r在狭雾的带领下向着后山行进。
然而这个后山,虽然名叫「后山」,\r却是相当险峻的山。
本是想着去后山只是饭后消食的散步运动,\r真是彻底失算啊。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不过,这里真是好风景啊…」
这里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丽了,\r让我觉得这就算对工作没有丝毫帮助都没关系。
矿山的烟袅袅上升着在上空徘徊旋转,\r老鹰在远处的天空翱翔
「嗯?」
不经意间,在眺望矿山和临近的河川的时候。
「狭雾,那是什么?」
「诶,哪个啊?」
「那个啊。看,就在河川上游那里」
恐怕,就是精炼所的附近吧。在矿山和河川相接的地方。
虽然从远处看得不清楚,\r但是材料多得堆满了山,能看得出正在做着什么作业。
「啊,那里是正在做着河流堤坝的加强作业」
「堤坝…原来这样」
在雨季,受到洪水困扰的地方很多。
况且这个村子,有矿山也有农田。即使除去农田不说,精炼所被水淹了的话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吧。
「嗯,在为雨季做准备的」
眯着眼睛眺望着那一边的我,\r突然觉得狭雾的样子有点奇怪,就抬起头看。
「狭雾?」
「啊,是?」
「怎么了?」
「不,什么也没有?」
(…错觉么?)
确实样子有些奇怪。\r不过也没有特意去追根到底的理由。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忘我地迷醉于这一片风景中。
想起自己为了什么而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在登上来的路途上也花费了太多的时间。
(不过…地点也已经知道了。下次再来就可以了)
我自己在想方设法地说服自己,\r时间其实还是相当充足的。
「谢谢你,狭雾」
「诶?」
「告诉我这个好地方。帮了我大忙」
「不,只是小事情而已。但是…」
「但是?」
「这是秘密哟」
「知道了知道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下山了。走在前面的狭雾,头发映照着夕阳染红了天空的颜色。
傍晚。在吃狭雾送过来的晚饭的时候。
小口地喝着碗里的汤,
(嗯…这是…?)
这味道跟我喝过的汤不一样。
虽然我明白味道会因为土地和生活的不同而有差异。但就算是这样也太奇怪了。这味道的差异太大了。
「那么,请慢用」
我喊住了将要走出去的狭雾。
「等一下,狭雾」
「啊,是。什么事啊?」
「有一件事想问一下…」
我这样说着,把碗端到狭雾的面前。
「这附近的汤,大家都是做成这样的味道吗?」
「是?」
带着疑问的狭雾接过碗。
「是不是不合口味?」
如果她要是说这附近的汤的味道都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也会接受。
「那么,失礼了…」
但是,拿起碗慢慢地喝了一口的狭雾,
「……」
…突然皱起了眉头。
「赖人大人…」
「什么?」
「究竟,放了什么东西进去了?」
「…你看见我放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放…对吧」
「没有放啊」
「……」「……」
「那个……」
「嗯?」
「能让我重新再做一次吗?」
「…要快点」
「是,是」
收拾了食案,慌慌张张地走出去的狭雾。看来并不是我的错觉。
虽然没有说出口,不过我还以为那装着的是毒药呢。说得夸张点,那将会被当成敌人清除出去的吧。
………
当狭雾拿来重新做好的晚饭时,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不只是我这碗汤,整锅汤都要重新做吧。
打开了碗盖,试喝了一口。这次是我喝惯的普通味道了。
「………」
因为狭雾一脸不安地偷看着我的脸,\r我就这样拿着碗,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示意。
狭雾的神情回复了自信。
「那么,过一会儿见」
「等一下」
我又一次叫住了刚站起来的狭雾。
「诶…还有,什么事吗?
狭雾显得有些不安。
「以后,记得要试试味道」
我拿着筷子指着碗说道。
「是,是的!我领会了」
狭雾慌慌张张地小跑出去了。
…领会了,有这么严重吗…
#text_off
夜晚,透过纸门看到淡淡的月亮。
身体一直忍受着白天攀登山路所产生的疲劳,一躺下床,马上就犯困了。
在梦中,听到了琴的声音。
柔和的,又带着些许悲伤的旋律。
虽然从未对乐曲产生过兴趣,\r但在心里的某个地方还是怀念着都城的喧哗吧。
没去多想,我就熟睡了。
啪嗒啪嗒…
「嗯……」
啪嗒啪嗒啪嗒…
「啊…早上了啊」
纸门外阳光十分耀眼。我从被窝里出来,擦了擦眼睛,打开门。
「啊,早上好!」
一打开门,就从走廊那边看见\r狭雾正在拭擦着走廊。
「啊,很有干劲啊」
「是」
然后,向着走廊的另一侧轻快地跑去。
「不过,她怎么一大早就这么精力充沛呢」
一到洗手池,又看到一辅了。
「早上好,赖人大人」
「嗯,早上好」
我洗着脸,\r突然想到了一件必须要问一辅的事。
「说起来,一辅祭司」
「什么事?」
「狭雾,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
我的身份,还有我来这里的目的。一辅肯定是知道的,就不知道狭雾怎样了。
「不,关于你的真实情况还没有告诉她」
「那么,怎么跟她说的?」
「说你是我远亲的儿子,为了增广见闻\r 正在这个国家四处游历中」
「这样啊…」
「不过跟她说了你是住在都城的。\r 有什么不妙的地方吗?」
「不,这样就好」
我一直觉得她对于我的情况好像是不知道的样子,果然是不知道。不过也好。若是被毕恭毕敬地对待的话我自己也会觉得很麻烦。
今天的午饭过后。我决定再次去一趟昨天的后山。
「好的,纸和笔拿了…」
今天把作画工具也拿去。只要能简单地把村子的概貌记录下来,\r以后绘制详细地图的时候就有用了。
就这样正准备走出神社的时候,\r和正在打扫的狭雾碰面了。
「啊,赖人大人。要出门了吗?」
「啊。去昨天去过的后山」
「去午睡吗?」
「不是」
「诶,不是吗?」
…为什么她,会这么想让我去那午睡啊?是因为刚来这里的第一天,被她看到我睡着的样子吗…
「总之,我要出发了。傍晚就会回来的」
「啊,那么请稍微等一下吧!」
「什么?」
还没来得及叫住她,她就向神殿的方向跑去了,\r原来是把扫帚放回去。
「那么赖人大人,出发吧」
「…去哪里?」
「不是要去后山吗?」
「不,我是要去…\r 不过带路的话就没必要了,路我已经记得了」
「不,我也有要事要去后山」
「要事?」
「是的」
「嗯…这样啊」
(可以的话想一个人去的呢…)
说了有要事的话,要坚决拒绝她也难。但是,在后山究竟有什么要事呢…?
「那么,走吧」
「啊,嗯…」
没办法,又变成跟狭雾一起去了。
当我走到气喘的时候我们终于登上了后山。村子一览无余的美丽风景广阔地展现在眼前。
「真舒服啊—」
感受着从村子吹上来的风,狭雾心情舒畅地微笑着。我没理会狭雾,找了个适合的地方坐下。
「好,可以开始了…」
「是要成为画家吗?」
我开始准备着手头上的纸和笔,\r在后面站着的狭雾正看着我。
「画家…不,并不是要做画家什么的…」
「啊,不过。这样不也很好吗?」
「什么?」
「就算不能画得很好,我想赖人大人能开心就好哟」
…去反驳也麻烦,我就随便搪塞过去。
「嗯,是啊…那就这么做吧」
「请加油吧」
我以为狭雾这么说完后就会离开的,\r然而不管过了多久她都似乎没有从我身后离开的打算。
大概在期待着我会怎么画画吧
「狭雾…」
「是?」
「你不是有要事要做吗?」
「啊…对啊」
看来是已经忘记了。不提醒她的话,大概会什么都没做就回去了吧。
「那么,回去的时候请跟我一声哦」
说完,狭雾就向某个方向走去,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说回来…并没有\r 不得不和她一起回去的理由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我这边是比较花时间的呢。
虽然来这里是为了画村子的地图,\r但是从这里眺望的话,也只能画出简略的地图吧。
不过,首先是要把村子的俯瞰图记入脑中,\r然后我希望能够把这些简单地在平面图上描绘出来。
于是我集中精力开始绘制了。
………
「呼…嗯,大概就这样吧」
虽然是画得简略,但也能够看出矿山、集落与河流等的位置关系,\r村子的示意图算是完成了。
从明天开始到村子里巡视,一边在这示意图上加上详细的注释,\r一边修正文书,这样就没问题吧。
「好了,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
站了起来,才想起了狭雾的事。虽然她要我走的时候跟她说一声,但现在却不见人影。
;"■喊狭雾试试",*miko3_1,
;"■直接回去",*miko3_2
#text_off
「喂—,狭雾—,在哪里—?」
一边环视着周围一边呼喊着。但,没有回应。
「先回去了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
;★★↓ 声小さく
「赖人大人~在这里~」
「嗯?」
声音似乎是从草丛那边传来的?真是的,没办法了。
卡沙卡沙…
一边用手拨开山白竹,一边向传来声音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回去」选项B
总之眼睛能看见的地方都看了一遍,\r但是都不见狭雾的身影。
也许是因为我工作到太晚了,她先回去了吧。但她却说过要我走的时候知会她一声的…
「没办法,回去吧…」
这么想着,开始下山回去的时候。
卡沙卡沙…
「刚才的声音是…?」
似乎是从草丛那边传来的?有点在意的我拨开了草丛走了过去…
;■___二章菜の花イベント補正↓_723_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シーン切り替え。
「嗯…今天真累啊」
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这么运动过了,感觉浑身乏力。
走到院子去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r回过神来已经快天黑了。
「不过,能把工作完成就好了」
地图的绘制比想象中要顺利呢。我回想起后山的事情,自言自语着。
;↑これの情景説明
「啊,赖人大人」
陷入沉思的我,\r被狭雾一叫回过神来。
「已经差不多准备好晚饭了」
「啊,这样啊」
「请在房间里稍等片刻」
「知道了」
「啊,说起来,赖人大人」
正要回房间的我,被狭雾叫住了。
「嗯?」
「之前的画画好了吗?」
画…?\r喔,她仍以为我那时是在画画呢。
「嗯,今天的已经画好了」
「诶,已经画好了啊?」
看她的表情似乎是对我产生了钦佩。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就觉得挺好玩的。
所以我就不禁有点得意忘形地逗了逗她。
「是啊,画好了。是杰作呢」
「哇,好厉害啊!」
「那个…能让我看一下好吗?」
「不行」
我马上说道。
「叽—」
「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叽叽—」
「…说了不行就不行」
她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是该说天真烂漫呢还是…
「哼哼…不看就不看」
还以为狭雾不会轻易罢休的。\r结果她只是怪兮兮地笑了笑,就这样走出去了。
「…什么嘛,那笑容?」
「没什么!我不会去偷看的,请放心吧」
本想解释是因为自己没有自信才不想给她看的。现在被误解到这种地步,还真是有点后悔了…
「那么待会见」
「是」
「晚饭的话很快就好了喔!」
还没来得及解释,狭雾就走了。
真是的那家伙…\r哎,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晚饭的时候。
平时的话,狭雾放下食案就会出去的,\r但是今天不知为何一直看着我吃饭。
「请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那个、那个凉菜」
狭雾用手指着一个小碟。
「这个吗?」
我用筷子夹起一点点往口里送。也没有什么特别,普通的味道。
「味道还可以」
「这样啊,太好了…」
「这是什么菜?」
「今天摘的」
「诶?啊…」
「是的,是菜花」
被这么一提,终于想起来了。不过,真没想到那些会用来做菜的啊。
「要多吃一点吗?」
这样总算知道狭雾不离开房间的理由了。
「狭雾,老实说出来吧」
「诶?」
「做了太多了吧?」
「啊…」
「嘻嘻…其实,说对了」
狭雾害羞地笑着。我把小碟空出来,递给狭雾。
「拿去吧」
「诶?」
「也不能把那些菜浪费的吧」
「啊,是!马上给你拿过来!」
狭雾拿着小碟,兴高采烈似地离开房间。
(但是…还以为她是把花摘回来观赏的,没想到是用来做菜的呢)
回想起来她采花的时候,还是有点像个女孩子呢。\r如果这么想的话,倒有点放心了。
不过,能做得一手好饭菜这一点,\r其实也能够说得上像个女孩子吧。
看到那个的时候,\r正是上完厕所要洗手的时候。
我在昏暗的走廊上走着,\r看到洗手桶的周围,围了一圈菜花。
「噢」
在昏暗中,那鲜艳的黄色异常夺目。
(嗯…真是败给她了)
虽然有点冲动想把这菜花全拿回房间,
「赖人大人…你这么饿啊?」
但想着明天早上,狭雾大概会这么说的吧,\r所以还是算了。
(她的话,还真的会这么说呢…)
我苦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r慢慢地躺在了床上…
啪嗒啪嗒…
「…嗯」
啪嗒啪嗒啪嗒
「嗯…?早上了啊…」
又被狭雾的脚步声吵醒了。
如果在都城的住宅里有人在走廊上这样奔跑的话,\r那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的,而这里却每天早上都是如此。
打开门,刚好从我的门前经过的狭雾,\r回过头来。
「赖人大人,早上好!」
「啊,早上好」
我忽然想起了昨天的事。装饰在洗手桶的菜花。
「呐,狭雾。关于昨天的菜花…」
『做得真的很漂亮哦』\r本想这样夸她几句的。
「诶?啊,那个啊」
「嗯」
「喜欢吗?」
「是啊,很意外啊」
「因为还剩下一些,早餐也做那个菜吧」
不是的。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狭雾又继续去打扫了。
(什么啊…?难道我在她心中,\r 就是个喜欢睡午觉的好吃懒做的人…?)
我挠着头向洗手池走去。
「早上好,赖人大人。\r 醒来的时候还好吗?」
「往好的方面考虑的话,也许是个不错的叫醒方法呢」
「什么?」
「因为狭雾」
过了一会,一辅放声地笑了。
「哈哈…但是,那是好事啊」
「好事?」
「嗯,是好事」
一辅一边擦着脸一边点头。
「譬如那打扫时的脚步声,准备早饭时的菜刀声。\r 在人劳动的声响中醒过来,是件健康的事呢」
「…嗯」
虽然明白一辅所说的。但狭雾所做的那些,会是那么的优美吗…
吃完早饭后,\r我就准备好出门了。
昨天,爬上后山虽然辛苦,不过也把村子的大体外貌掌握了。…这样,接下来只要把村子的细节补充好就可以了。
「那么,出发吧…」
我向着村子出发,打算四处走走。
但是,事情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在田间小道的途中,我已经感觉到了。擦身而过的村民,都对我投来可疑的目光。
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
但是,只要一碰面,对方就会从我身上移开视线。\r打招呼也无视。
(怎么回事…?难道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我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只在鹭宫神社露过面。而且在那个神社里,并没有来访者。
这样考虑的话,应该不可能被识破身份的。但是,我确实被村民们警戒着。
(这样看来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我在神社附近随便走走之后,就回去了。
路上我一直想着这各问题,不知不觉已经回到神社了\r刚好看见一辅从神社出来。
「哎呀?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嗯。因为…」
我把村民对我的反应告诉了一辅。
「原来如此…有这样的事啊」
「我的样子,有什么奇怪吗?」
虽然在穿着上,我都是尽量配合着这里的风俗。唯一担心的也许就只有我那没有晒黑的皮肤了。
「没有那回事。只是…」
「只是?有什么吗?」
「不不,这并不是严重的问题。\r 不如…先去坐一会,喝一杯茶吧」
一辅引着我往神殿走去。我点了点头,跟着去了。
在神殿的走廊等了一会,一辅就把茶拿来了。平常的话,应该会吩咐狭雾去泡茶的。
「狭雾怎么了?」
「我让她去办事了,傍晚就应该会回来」
一辅放下茶盘,坐在我的旁边。我喝着茶,听着一辅的话。
「…这里是个小山村,住着多少居民大家都了解。\r 所以村民之间几乎都已经认识的」
「一辅祭司也是?」
「是的。不管哪个村民,只要说出名字他就能知道是谁。\r 而我的话,因为长期以来都在主持着这个神社」
「这么一回事啊…」
也就是说我会被奇怪的目光看着,不是因为我的身份暴露了,\r仅仅只是因为我是陌生人。
「那…从明天开始,得想好应付的对策了」
「嘛,也不要焦急。只是…」
一辅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侧脸。
「怎么了?果然,有什么地方让人感到奇怪吗?」
「不是,对不起。\r 只是这样看的话,果然有点像你的父亲」
「喔,你认识我父亲吗?」
「是的。年轻的时候,曾在都城附近的神社生活过,\r 就在那时候和你父亲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旧友,是吗?」
「旧友啊,是的」
「对于当时不过是个见习祭司的我,你父亲却把我当成\r 朋友一样对待。真是不胜感激」
「这样啊…」
现在总算明白父亲为什么会让我\r到这个鹭宫神社暂住了。
当时还担心着让我独自一人到这陌生的山村里会不会有危险,\r不过看来这里的一辅祭司是父亲信任的人。
然后我们闲谈了片刻。
在谈话中让我感觉到,让一辅祭司在这深山里过着隐居的生活\r是多么可惜啊,一辅是个很聪明的人。
虽然有时候会在说教,不过谈话中往往能直说要点,也善于察纳雅言。
「…话说,一辅祭司。\r 这个神社,供奉着什么呢?」
突然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个疑问。
虽然在都城里有着许多可疑的寺院和神社,但在这个山村里\r如果没有供奉的神明的话,应该不会特意为此而建造神社的。
「供奉着山神。\r 相传是山神把这炼铁的矿山赐予给村民的」
「嗯,原来如此」
「还有就是,村民们供献的供品…」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概办完事情了,狭雾向这边走了过来。
「哎呀?你们两个都在这里啊」
「噢,辛苦了狭雾」
「哪里。我马上去准备晚饭」
狭雾这样说着,拿起我们的茶具\r向着厨房走去了。
「好了,赖人大人,\r 不知不觉已经跟你说了那么多闲言赘语」
「哪里,那是相当有趣的话题啊」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啊,对了」
「怎么了?」
「关于刚才提到的供品,\r 要是乐意的话,晚饭后让你看一看吧」
「可以吗?」
「因为也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
「这样啊,那好的」
「明白了,那么待会见」
一辅也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供品…用来供奉的祭品吗。神的化身也能看到吗?
晚饭过后,当我在房间里休息的时候,\r一辅如约过来了。
「赖人大人,在吗?」
「嗯,请进」
我把一辅招呼进房间里。
「那么,失礼了」
一辅手里拿着一个原木色的箱子。箱子并不是很大,跟食案差不多大小吧。
「这就是供品吗?」
「是的」
一辅把箱子放在榻榻米上,行了一个礼,然后打开箱子。恭恭敬敬地把放在里面用白布包裹着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就是…?」
「嗯。这就是本神社重要的供品」
「可以用手拿近看一下吗?」
「可以。但是,请小心」
得到允许后,我用手拿起那个东西。
这是,镰刀。看上去是一把很普通的割草用的镰刀。
「…不过这看上去像是把镰刀」
「就是镰刀」
怎么看也只是把镰刀。我带着疑问,把它收好放回到原来的原木色箱子里。
「这把镰刀真的是特别的供品?」
「精炼的铁镰刀象征着生活在矿山里的人坚韧不拔的精神,\r 而且,这也是象征着在山下广阔的农田里耕耘着的农民」
这样能理解了。
「这就是,矿山里的人供奉着的供品吗?」
「确实如此」
一辅像原来一样将镰刀用布包好。
「这个是最近的供品。每当找到好矿脉的时候,\r 就会用最初采到的铁矿炼制成农具作为供品,这是村里的习俗」
「原来这样…这么说来,还有其他的供品吧?」
「嗯,因为是代代相传的东西。由于数量众多,存放也开始成为问题了」
我想象着神殿里摆满了农具。…就像,农民家的仓库呢。
「珍贵的东西没有吗?」
话题本身是很有趣的,但,用镰刀作为供品实在让我感到有点失望。有那么多供品的话,里面多少也会有些珍贵的东西吧。
「珍贵的东西啊…?」
咳,一輔开始陷入了沉思。
「我想想看…」
「要说珍贵的话…有一个珍藏之物」
「是代代相传之物」
「有多珍贵呢?」
「关于那个东西…」
一辅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始娓娓道来,
#text_off
「…是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东西」
一辅轻声低语似地说道。
「…什么?」
「相传向那个东西许愿的话,\r 不管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一辅重新说了一遍。看来我没有听错。
「能实现愿望?」
「是的」
「那就像御伽草子啊…」
「我也这么想」
「那么,那是怎样的东西呢?」
「这…其实我也不知道」
一辅耸了耸肩。
「什么?」
「根据传承,那个东西确实是在这个神社的」
「那么,就是在神社的某个地方吗?」
「恐怕是。但是,因为并没有说是怎样的东西,\r 所以没办法去找」
「也不知道在哪里吗?」
「比较古老的供品,都会在外面的小仓库存放着,\r 但里面那么多供品,实在无法判断哪一个才是」
「那真是相当敷衍的传承啊…」
「哈哈哈…确实呢。而且也许不是在仓库,\r 在土地下面埋着也说不定呢」
一辅事不关己似地笑着,并用手敲了敲榻榻米。
「不过呢…我觉得这样会更好」
「永远也找不到,吗?」
「是的」
「要实现愿望的话,就要付出代价,这是这世上的常理。\r 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因为付出了代价,得到的东西才会有价值」
「嗯…」
「不经过努力就能得到幸福什么的,在这个世上是不被允许也不可能存在的。\r 就算那是神的行为也好」
「噢,作为侍奉神的使者,说这样的话好吗?」
「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事情,那也是违反世间常理的。\r 普通人也一定承担不了的吧」
「所以说,没有会更好?」
「是的,如果那东西真的存在的话,\r 我可能就不会再相信神明了」
「原来这样…」
「反正是没见过的东西,就没必要去担心了。\r 哈哈哈…」
一辅高声地笑着。
「好了…我也应该要回去了。\r 打扰了」
「哪里,非常有意思呢」
「那么,失礼了」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是真是假也好,都想亲眼看一下呢。
那么…
接下来做什么呢…\r我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
怎样才能在村子里巡视而不让村民起疑心呢,\r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不管有多少原则上的理由都好,\r若父亲交代的工作不能完成的话我也会感到脸面无存…
…算了。\r今天还是先睡了…
啪嗒啪嗒
「嗯…呼…」
早上。依旧不变的打扫声让我准时醒来了。
一辅虽然说过这是好事情,\r但是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被婉转的鸟鸣声叫醒。
从被子里爬出来,打开了房门。
「早上好!」
狭雾还是那么有精神。
「我觉得…」
「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不用每天都打扫吧?」
对于一间住着几十人的大住宅来说,每天打扫是能够理解的,\r但是这么大的神社只有我们三个人住。
根本没有必要\r坚持每天都打扫。
但是狭雾
「不行!」
用平时没有的口吻,斩钉截铁地说。
「打扫不成为习惯的话,一天一次变成两天一次,\r 再变成一周一次,这样就会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少了」
「会这样吗?」
「就是这样」
「这不是因为打扫的人变懒了吗?」
「不是的!」
「什么?」
「就是那样!」
不知从哪来的自信,狭雾昂首挺胸地说着。看来这事还是由得狭雾比较好。
「…我知道了,加油」
「是的!谢谢」
这样说着,狭雾又开始打扫了。
(…这样下去,走廊的地板也许会擦到磨损\r 而变薄了呢…)
半认真地担心着,我向洗手池走去。
到了中午。
我在走廊徘徊着,\r仍然苦恼着该如何巡视村子。
「…嗯?」
突然,从院子里\r传来了热闹的声音。
「怎么了…?」
似乎是一大群小孩子嬉闹的声音。我穿好鞋子,在快到院子的时候,
「…嗯?」
手里拿着皮球的少女,不知所措似地\r闯进了后庭。
是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的同伴吧。我试着叫了她一声。
「怎么啦?」
;▼=手鞠の女の子声部分です。
「(吃一惊)…」
少女受惊似的颤抖了一下。看来刚才是没有注意到我。
但是!
「啊,喂!」
我话还没说完,\r少女逃跑似地小跑走了。
「怎么回事…?」
我还想着她是来借用洗手池的。如果是那样的话,狭雾就不必说了,若是对我大概会难以开口吧。
正想着要不要去追上她的时候,\r在刚才少女进来的方向,狭雾出现了。
「啊,赖人大人」
「原来是狭雾啊,在做什么啊?」
「刚才这里,有个女孩子来了吗?」
狭雾非常慌张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
「拿着皮球的孩子吗?」
「是的!去了哪里呢?」
「那边的方向…」
「这边吗?谢谢!」
狭雾向着我指着的方向跑去。
(原来狭雾也在找那个孩子啊)
过了一会,\r狭雾沮丧地从那边回来了。
…看来没能找到那个少女…
「哎…到底去哪里了…」
「不在吗?」
「嗯。你确定她是往这边跑了吗?」
「嗯。我叫了她一声,她就逃跑似地跑过去了」
「诶…?」
突然,狭雾板起脸来。
「赖人大人…跟那孩子说过什么了吗?」
「诶?没,没有说什么啊」
「但是,她却逃跑了」
「喂喂,狭雾。难道是我的错?」
「那我不知道了」
这真让人生气。虽说我是最后一个见到那孩子的,但也不能那么武断啊。
「而且,我可没说要赶她走之类的话」
我没好气地说道。再说事实也如此。
但狭雾毫不客气地冲到我面前,\r气势汹汹地揪住了我的衣服,
「无心的一句话有时也会伤害到别人的啊!」
叫喊般的声音,紧紧地追问着。眼前这般从没有过的狭雾,一瞬间吓到我了。
「没,没有。真的没说什么…」
「请告诉我!赖人大人。说过了什么!?」
「冷静一下,狭雾。我只是…」
我一边安抚着狭雾,一边将少女进来后庭时的情形,\r包括说过的话语都一字不漏地告诉她。
「这样啊…」
听完我的述说后,狭雾总算冷静下来了。
「知道不是我的错了吗?」
「是的…真的非常抱歉…」
狭雾无力地垂着头。变得好像是我在教训她一样,心里真不是滋味。
「那么,找那个孩子有什么事吗?」
「不,也不是有什么事情…」
「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而逃跑?」
「不,怎么会。你看她是个安分的孩子吧」
「嗯…」
不过就算这么说,因为只见过一面,实在不是很清楚。而且就连那孩子的外貌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么是什么事呢?」
「那个…」
狭雾似乎有难言之隐。看来,再追问下去也是没用的。
「算了,不说也没关系」
「对不起…」
虽然有点在意刚才惊慌失措的狭雾,\r不过现在还是别再追问她了。
「…说起来,院子有什么事情吗?\r 十分热闹似的」
「那是…啊,对了」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狭雾啪地拍了一下手。
「究竟怎么办好呢…嗯—…」
我看着狭雾带着奇怪的表情陷入了沉思,\r忽然间她转向我这边紧紧地盯着我。
「啊」
「嗯?」
「对了,赖人大人也过来吧」
「…怎么回事?」
「赖人大人,现在有时间吗?」
「嗯…现在吗…?」
虽然我还是很忙的,\r但想到刚才狭雾那无力低着头的样子,我就想着为她做点什么。
「嗯,没问题」
我做出了让步。但这却是错误的根源。
「啊,太好了!\r 那么可以到这边来一下吗?」
狭雾用手招呼着我往院子里走去。我就这样跟上去了。
……………
…在院子里,村里的孩子们等待着我们的到来。看来狭雾是在陪这些孩子们玩耍。
「快点,大姐姐!这里哟!」
「啊—,动手了呀?看我的!」
不知为什么连我也被拉了进去,\r结果我也不得不跟孩子们一起玩。
「呜哇!?咚咚,咚…」
「大哥哥好笨呐~!在做什么哟?」
「可,可恶…」
本大人,居然跟草民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如果被认识我的人看到的话,肯定会趴在地上捧腹大笑的。
「哈哈!看呀,这里这里!」
还有就是,像孩子一样也跟着熙熙嚷嚷的狭雾。
(不对,应该说玩得最开心的那一个就是狭雾了…)
每天在这神社闭门不出,哪怕只是小孩子过来拜访,\r狭雾都会感到很开心的吧。
…结果一直到太阳落山,\r我和狭雾都在陪孩子们玩耍。
「大家,回家小心点唷~!」
临近傍晚,我和狭雾一起目送孩子们\r到神社的石阶前。
孩子们一边愉快地挥着手说着再见,\r一边消失在石阶的尽头。
「啊…真累」
感觉就像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我坐在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用膝盖支撑着双肘,手托着腮。
「大家,都是纯真的好孩子吧?」
「纯真的好孩子,呢…」
不习惯和小孩玩耍的我,刚才还被那群小家伙毫不客气地骂了一顿呢,\r他们实在没给我留下什么纯真的印象。
不过,如果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可以说是一种纯真的话,\r那么狭雾就没有说错了。
「上次,还去抓鱼给我做晚饭呢」
「喔…这样啊?」
「怎么了?」
「不,…没什么」
『难道带着食物过来就能说是「纯真」吗?』本想这么问的。
「真的都是好孩子啊…」
狭雾露出可爱的表情望着孩子们离去的方向。然后回过头看了看我,低下了头。
「真的非常谢谢您,赖人大人」
「感谢就免了…把我的时间还回来」
「诶?」
「本来决定今天也出去散步的」
没想到一整个下午都在陪着狭雾和孩子们玩耍,\r把我今天的计划都给毁了。
「诶~,啊~,那个~…」
「那个,但你想想!要散步的话,明天也能去啊~!」
但我担心明天又要我去陪孩子们玩耍。而且我可不是去散步,而是为了工作的。
「即使这么说,现在也是于事无补啊」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
突然狭雾非常内疚地向我道歉。我真没想到她会变成这样。
「不…我也没有说不喜欢…」
我绕着头说道,\r狭雾静静地摇了摇头。
「把赖人大人牵涉进来真的非常抱歉。\r 要是,能和那孩子一起玩的话就好了…」
「那孩子?」
「中午那个拿着皮球的女孩子」
「哦…」
说起来那是事情的开端。因此,也知道狭雾为什么要道歉了。
「不过,我的话没关系哦。\r 能找到替补的话,那就好」
不过就算责怪狭雾也没有用,\r所以至少要让大家的心情都好过一些。
不管是想叫上那孩子一起玩,还是把我牵引进去,\r狭雾一定都已经尽力了吧。
「赖人大人…真是体贴呢」
「就算你夸我也没用」
「嘻嘻」
狭雾再一次深深地低下了头。
「真的非常感谢你」
「不…嗯」
我转身站了起来。希望夕阳的红霞能把我此刻通红的脸色掩饰过去。
「那么,那孩子还会再来吗?」
「不知道…她偶尔会过来的,但总是一个人在玩…\r 因此,总是一直被大家所疏远…」
「这样啊…那么就没问题了」
「诶?」
「会特意过来这里,\r 多半是因为内心也渴望跟大家一起玩的」
「啊…」
「我也一直那样认为的」
「所以,你就算强迫也想叫上她一起玩吧」
「是,是这样」
「应该还会再来的,为了能够一起玩耍的机会」
「是!」
狭雾开心地微笑着。
「赖人大人真是厉害啊」
「什么?」
「为什么你会明白的呢?」
「一般人都会明白的吧,因为连你都能明白」
「…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错觉而已」
「是吗…?」
「那么,我先回去了」
「啊,请等一下!」
我和一直带着疑惑的狭雾一起回到神殿。
吃晚饭的时候,我向狭雾问道。
「说起来…狭雾?」
「是?」
「做饭,是谁教会你的?」
因为狭雾做的菜无论是哪一个味道都相当不错,\r所以想问问是从哪学来的。
「母亲,还有工棚里的各位」
「工棚?」
「矿山的工棚」
听狭雾说的,
在矿山那里,在现场采掘和精炼的都是男人,\r而工棚则是由女人负责。
在工棚进出的孩子们,理所当然的也要帮忙吧。这样,关于做饭方面的技巧就学会了。
「所以这个村子里的女人,在适婚年龄前\r 基本上都能做出全部的饭菜了」
「原来如此…」
自己也试着想象出只从书本上看到过的工棚。可以的话也想亲自去矿山里看看,但恐怕这是难以实现的吧。
「那么,你小时候也是经常进出矿山的了?」
「诶?嗯…」
「因为,父母都在矿山…」
虽然只是随口问问,\r但忽然觉得狭雾的表情似乎变得忧郁起来。
「从小无父无母,所以收养了她」
想起了一辅说过的话。
关于狭雾双亲的话题,\r对于狭雾来说可能是个沉重的话题吧。
于是我错开了话题。
「不过,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呢」
「诶?」
「中午的孩子们啊,不去工棚帮忙也没有关系?」
「啊,那是因为…」
因为矿山的工作是分时段的,\r所以在空闲的时候就不需要孩子们帮忙了。
那些孩子们,就是在那个时候过来玩的,\r狭雾这样向我解释说明。
「原来这样啊…不过,陪他们玩了一下午,\r 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我扭了扭头并且松了松肩膀。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感到很疲劳。
「今晚就请好好休息吧。然后…」
「然后?」
「请有机会再次一起去玩吧!」
「喂!」
「嘻嘻!」
这次狭雾并不理会我,只是笑了笑\r走出了房间。
(真是的,那家伙…)
那家伙原来也是跟那群孩子一伙的呢。
虽然不想听从狭雾的话,\r但身体的确是已经疲惫不堪了。
而且此刻的我也快要昏昏欲睡了,于是我就早点上床睡觉了。
迷糊中,我又听到了婉转的琴声。
那琴声一直伴随着我进入了梦乡。就好像,真的在哪里演奏出美妙的琴声。
啪嗒啪嗒…
「嗯…啊啊……早上了吗?」
就连床也在震动着。依旧是那打扫的声音把我叫醒了。
「难道…就不能轻一点吗?那家伙」
感觉就像故意弄出声响似的。
「啊,早上好!」
「嗯,早上好…」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狭雾。正因为是她本人在打扫得那么开心才让人苦恼。
去到洗手池的时候,一辅正在洗脸。
「早上好」
「哦,赖人大人。早上好。\r 今天也要出去吗?」
「嗯。有个地方想去」
「喔,去哪里?」
「和狭雾去后山的时候,看到矿山那边正在建堤坝。\r 想去那里看一下」
「堤坝…吗?」
「我想在人多的堤坝,就算有陌生人混进去,\r 应该也不会被察觉吧」
「的确…」
一辅不知为什么沉思了片刻。我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看到一辅这样,倒有点失去信心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我觉得是个好办法。\r 因为在那里也有从村外过来帮忙的人吧」
「这样啊,那么正好呢」
「是的…那么,我先走了」
一辅走出了洗手池。
虽然有点在意一辅那时的态度,\r总之还是先按自己的方法去做吧。
至于沿途那些奇怪的目光,只要不去理会就好了。
我加快脚步,以不会让人感到可疑的速度\r向河川那边走去。
那里有许多健壮的男人在熟练地工作着。正如一辅所说,从村子外面过来帮忙的人也有很多吧。
精炼铁是需要水的,靠近河川的话会很方便。但若是精炼所遭到大水淹没的话,那损失可就不少了。
所以建堤坝也是很有必要的吧。那堤坝,感觉比起上次在后山所看到的更加坚固了。
(嗯,走过去仔细看看吧…)
我混在工人里头,一边假装着在作业,\r一边跟他们搭话以及侧听他们之间的谈话。
……………
果然,应该这么做。不管怎么倾听,听到的话题,都只有一个。
对统治阶层的批判。也就是说,对我们的不满、感到不平等之类的。
看来,单是加强堤坝建设的这一件事,\r就没有得到应有的援助。
几乎都是村里的人自己去做,\r费用大都也是自己掏腰包的。
「要不是为了给上面缴税,我们用得着这么辛苦地劳作!」
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
(果然,应该改革的是统治者一方啊…)
我考虑着报告的内容以及今后的事,\r最后心情沉重地就回去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啪嗒啪嗒…
然后迎来了早晨。
我已经睁开了眼睛。在被子里打着盹,听到了脚步声。
弹着琴的狭雾的姿态,依然残存在我脑海中。文静的指尖。百感交杂的表情。
啪嗒啪嗒啪嗒…
我在窗子的间隙窥视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她像是另一个人似的。
啪嗒啪嗒啪嗒…
等会打招呼的时候,她会和平常一样吧。
啪嗒啪嗒啪嗒…
我烦恼着,但又不知道自己在烦恼什么。
「辛苦了,狭雾」
从走廊传来一辅的声音。一辅是知道的吧。狭雾的,那一面。
「诶?啊,祭司大人,请躲开!」
「哦,哦哦!?」
哐呛!!(东西倒下的声音)
………
…推测的话。
是她为了躲开一辅,往走廊上放着的\r打扫用的水桶直冲过去,结果把水桶给推翻了吧。
(………是平时的狭雾呢)
虽说我已经起床了,但还是感到很疲倦。不过我又不想再回被窝睡觉,于是我往洗手池走去。
「早上好,赖人大人」
在我把手放进水桶里的时候,一辅向我搭话了。
「啊,早上好」
「哎呀,你今天精神不太好呢?」
「没什么,昨晚有点睡不好」
「发生什么了?」
「唔…因为」
………
……
「原来如此,发生了那样的事啊」
听了我的说明,一辅好像很高兴地点着头。
「确实,狭雾的琴声能让人心情平静。\r 恐怕那是,因为那孩子有着一颗温柔的心吧」
「可能是呢…」
我想起昨晚的演奏。
简直如梦一般。或许正因为是狭雾,所以才能弹出那样的曲子。
「赖人大人,怎么样了?」
「啊,不,没什么事」
我刚才似乎发呆了呢。我回过神来后,转移话题地问道。
;■「奉納」って「捧」の方がいい? 気持ちはわかりますが。(^^;
「说起来,那个琴是从哪里得来的供品啊?\r 我有点在意呢」
「那个琴吗…虽然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r 事实上那是和赖人大人,正确地说是和久世家有关的东西」
「和久世有关?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其实不是什么大事。\r 据说是几代前的当家赠送的…」
「唔…原来如此啊」
领主给自己所治理的地方的神社赠送点东西\r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因为这样做的话就能从神明那得到免受灾难的庇佑。
「不过,还真是有趣呢」
我小声的嘟囔着。
「带着久世的血统的我超越了时空\r 在想不到的时点,与和久世相关的东西相遇」
「是啊。这也是缘分的一种吧」
「啊…」
我们并排着,看了一会儿院子。
吃完狭雾为我准备好的早饭之后,\r我像昨天一样向堤坝走去。
为了赶在雨季前完成,工作进入了最后努力的阶段。
然后到了堤坝后,我又和村人们混在一起听他们说话,\r但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的新的情报。
只是,在谈及堤坝的工作的时候,\r有几句理所当然的话让我很在意。
「十年前的那个时候,真的是很凄惨啊…我的侄子啊,\r 家里被洪水冲走了…也毫无办法啊」
「已经过了10年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呢。\r 矿山的赌场也是啊,关了半年,工作都没了…」
「但是呢。今年是比较特别啊」
「嗯,总觉得今年会政治好呢」
「十年前」 以及,「今年」
在十年前,这个村子里貌似发生了一场很大的水灾。
矿山,农田,村民的受灾都很严重。听说也死了很多人。
那之后这条河也经常泛滥,屡屡把村子淹没,\r村民们每当在那个时候做出相应的修缮。
然后,今年的工事,
跟往年不同,是相当大规模的。大到不得不请村外的人帮忙。
但是,我从村民们交谈的氛围来看,除了觉得规模大以外\r还有种特别的感觉。
话虽如此,但我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
在回去神社的途中,我想起了「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十年…对了,那好像是…)
狭雾被带来神社好像是十年前,\r记得是从一辅那里听说的。
狭雾那时无依无靠,也是因为洪水的关系吗…?
我像平时一样吃完了晚饭,\r然后今天也在写着东西。
(今天到此为止,还是去睡吧……)
我躺在床上,侧耳倾听。听到了远处微弱的琴声传来。
就连翻身时衣服的摩擦声,我也觉得是杂音。我要一动不动才能听清楚狭雾的琴声。
『我还能再来听吗?』
正因为我说过这样的话,\r所以反而很难去听了。
(但是…这也不是坏事…)
这样听着琴声睡觉,也让人身心舒畅。闭起眼睛,便能随曲入梦。
朦胧的琴声和狭雾的身影重合,然后我就进入了梦乡。
啪嗒啪嗒…
「嗯…早上了啊…」
我在往常的声音中醒来,走出走廊。
「早上好」
狭雾的笑脸一如往常。她在走廊,因此我也不好摆出睡迷糊了的样子。
「啊,早上好」
「说起来,赖人大人」
「什么?」
「你一直都很早起呢!\r 也没有睡懒觉,真厉害啊」
狭雾留下这样的话,就跑掉了。\r我呆然地目送着她。
我想,或许狭雾她一点都不知道,是她每天都叫醒了我。
「这样吗…这样啊,原来如此啊…」
如果说是狭雾的风格,那真的像是狭雾的风格啊。
(那种家伙肯定会很长寿的吧…)
我总觉得,那家伙的话肯定会\r无忧无虑地活下去的。
然后,太阳升起,\r到了春阳耀眼的时候。
我本来想像平常一样出来散步,\r但是又听到了从院子传来的小孩子们和狭雾的笑声。
(被抓到的话,又要和他们一起玩了吧…)
姑且不说狭雾,被小孩子们抓到也麻烦。从之前的经验来看,肯定又要到黄昏才能逃跑吧。
我那样想着,拿着鞋拐到神殿的后面。从这往森林里逃跑的话,就不会被狭雾他们逮到了。
我在走廊坐下穿好鞋子,\r正要出去的时候,
(…………?)
总感觉好像被谁看见了。我不由得四处环视,
「……」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女孩独自站在了走廊旁边,\r一直看着我。
我觉得那个女孩子有点眼熟。她是前些日子被我叫了一声后就逃跑的那个孩子。
「哟,怎么了?」
「………」
她今天没有逃。感觉不是很糟。
「大家的话,都在那边哟」
我用下巴示意着院子的方向。少女点了点头,看来她已经知道了。
「球…」
几乎不留神就听不到她的话。少女轻声叽咕着。
「球?球…皮球吗?」
她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她手上并没有拿着之前的皮球。
「皮球啊,怎么了?」
「进去了…这,下面…」
少女用手指指着走廊下面阴暗的地方。一个人在玩,把皮球弄到这里面了吧。
「进去拿也没关系哟。虽说这不是我的神社」
到走廊下找东西这种事,\r一辅也不会发怒吧。
但是少女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呃……」
「什么?」
「…我害怕」
「害怕?」
她点了点头。
「害怕,才来找我吗…」
我往走廊下面看了一看。
走廊下面虽然不是漆黑一片,但却很潮湿。是一个阴森的地方。
「应该不会有妖怪跑出来吧。\r 老鼠之类的就不知道了」
就这句话不得了。少女摇着头,露出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害怕老鼠吗?」
她这次点了点头。
「那样的话,拜托其他人帮你拿回来吧」
在那边玩耍的孩子中,男孩居多。找东西这种事很简单吧。
「再见啦」
我准备就那样离开,
嘭(衣服绷紧的声音)
我的衣服下摆,被什么东西钩住了。
「嗯?」
「………呜」
并不是钩住。是少女她抓住了我的衣服下摆。
拜托其他人…我吗?
「我是不行的。有急事」
再慢腾腾的话,就会被其他小孩子们发现的了。
但是少女低着头就是不肯放手。她好像在拼命向我求助。
(糟糕了…)
真是的,她往对面走的话,\r就能加入她的同伴了。
虽然我想甩开她走人,\r但是她哭出来的话会很麻烦。
;"■帮忙拿皮球",*mikomiko1,
;"■逃掉",*mikomiko2
#text_off
「都说了我不行的」
但是少女依然没有打算放手。
「诶…等下吧!」
还是赶快找到皮球比较好。
我弯下腰,钻入走廊的下面。但是,\r我又回到少女那,
「不管谁来,都不要说我在这里啊。可以吗?」
姑且,让她守住口风。
「嗯!」
少女露出笑脸。
又哭又笑地要人家帮忙,小孩子还真是了不起呢。我一边那样想着,一边钻进走廊下面。
幸运的是,皮球马上就找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滚进了柱子的影子中,从外面很难发现而已。
但是,在我拿着皮球刚想出去的时候,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我打发走留下来的孩子们,\r在院子里只剩我和皮球少女了。
「拿去吧。下次要小心点了」
我那样说着,把皮球交给了少女。
「大哥哥…」
「嗯?」
「姐姐,她哭了…」
「………」
「是我的错吗?」
「不…不是哟」
恐怕,是狭雾自身的问题吧。
「真的?」
「是。所以,别在意」
「嗯」
我把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女,送到了神社的外面。
虽然我忘记了要去散步,\r但也已经没关系了。
结果,直到晚饭之前我都没见到狭雾的身影。我也没有去找。
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时候,在情面上说些安慰的话语,\r没有比这更失礼的了。
我自己,讨厌被那样对待。虽然我不知道狭雾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会遵从自己的感觉。
「…失礼了」
一如往常的时间。但和往常不一样,她的声音很小。
「啊,进来吧」
狭雾拿晚餐进来了。她死气沉沉的。
就算是在摆放晚餐的时候,狭雾也没有和我对上一眼。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她两眼无神。
狭雾的视线,不在这里,而在看着别处某个地方,\r她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
「…请慢用」
简短的一声之后,狭雾走出了房间。
「嗯…那么,接下来…」
可能是我的错觉,\r不过我觉得盛在碟上的料理也比平时要杂乱。
「嘛,她也不会一直那样的吧…」
我没有怎么在意,就那样吃完了晚饭。
;______↓没候補__
…那时,我还一无所知。
耳边传来隆隆的流水声。
我完全不能理解发生什么事
只是,听着隆隆的水声。
有时,父亲会全身湿透地回来,
他背上背着个同样湿透了的人。
把那个人放到地上后,父亲又马上走了。
连我叫他的时间也没有…
这样,已经过了多少次了呢?
本来母亲也跟着一起去了,但不知为何没有回来。
然后,父亲也没有回来。
那时,我还不明事理。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被人欺负,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回家。
「呀~,没用的狭雾~」
周围的孩子的嘲笑声在院子里回响。
每当那时候,我都会不停地哭。
为什么?为什么说我没用?
当然,尽管这样很痛苦,\r但我讨厌没有住的地方。
所以我一直忍耐。
因为我害怕会真的变得「没用」…
但是,某一天。
一个不认识的大人来跟我说话。
然后,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
我想着又挨骂了。
但那大人却用温柔的笑脸看着胆怯的我。
不过,那笑容蕴含着一丝寂寞。
「本来,我想能更早一点来的」
「但是,一想到你,就觉得很惭愧而止步不前」
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啊。
我沉默的看着,那大人仍然在继续说话。
「但是,我们还是想在你走出村子之前来道一声谢」
「你的父亲和母亲,真是非常出色」
我总觉得这个人很脸熟。
那大人就这样深深的低下了头。
「谢谢」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向我道谢。
那大人又一次低下了头。\r然后就牵着女孩的手走了。
我发着呆,那女孩突然跑了回来。
「谢谢」
她说了这样一句话。
女人也,向我说了一句谢谢。
…我不知道是怎没一回事。
女孩看着我笑了笑,\r然后就走了。
…那时,我还懵懂无知。
回想起双亲的脸,\r和隆隆的水声的那天。
我那时正在哭泣。
理由我也不知道。
但是,那天我得知了某个消息,我流泪了。
不过,我已经不想被人说我没用了…
#text_off
寂静的夜晚,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听不到。真没想到这样的静夜会是那么的让人难眠。
没听到琴声。
狭雾是睡了,还是醒着?还是说她是醒着,琴在眼前,但却不想弹呢?
我睡不着,又回想起今天的争吵。
『那家伙,又笨,而且,一起玩的话…』
『一点用都没有』
确实,那孩子说了些很过分的话,\r但是,那也用不着那么激动吧。
难道触动了狭雾的心中,某些过去的回忆吗…?
总之,现在就算我怎么苦思冥想,\r也不可能得出答案。
;無理矢理、眠るのに専念した。
「…赖人大人,赖人大人」
有人在叫着我。
「已经是早晨了,赖人大人」
「嗯…嗯?」
确实,是在叫我的名字。
「…一辅大人?」
「吵醒你了吗?赖人大人。真是对不起」
一辅走进来打开窗户。我从被子里出来,整理了一下睡衣。
「狭雾怎么了?好像没听到她打扫的声音啊」
「对不起。\r 狭雾说身体不太舒服,躺下休息了」
「身体不舒服…?」
「是的」
「…这样啊」
狭雾是怎样的身体不舒服,一辅并没有说。所以,我也没有问下去了。
「早餐怎么样?」
「在下准备好了。现在就去拿给你」
「喔。一辅大人会做料理啊?」
「只是一些粗茶淡饭而已。\r 因为在狭雾来这里之前,家务事全部都由我自己一个人做的」
「原来如此」
「那么,我马上拿来」
一辅走出房间。
我头脑一片模糊,不觉中环视了房间一下。
还没完全睡醒。是因为平时不是被这样叫醒吗。
(那种被叫起的方法,变成了理所当然了…)
在安静的走廊中,感到一股寂寞。
……………
那天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散步,
而是在做着文献的修正工作。
但是,我怎么也下不了笔。想要改变一下心情试着出去外面。
「嗯?那是…」
走出到院子后,我看到一个认识的人。是皮球少女。
「啊…」
她发现了我。于是弯下腰鞠躬。
「你是在找狭雾姐姐吗?」
她点了点头。
「狭雾姐姐,好像是身体不舒服啊。\r 我想今天她不能和你一起玩了」
「…她生病了?」
少女一脸担心地说。和昨天一样,她是在担心着是不是自己的错吧
「不,不是什么大的事。\r 到了明天,她肯定会好的」
「是吗…」
少女把球抱紧在胸前。吵吵闹闹的声音从石梯下传来。是昨天的孩子们。
「啊…」
皮球的少女很害怕似的,躲在了我的身后。
(哎呀哎呀…总觉得要倒霉了…)
我对那些孩子们说,狭雾姐姐今天来不了。大家都露出不安的样子。
「姐姐,还在生气吧…」
「本来我们还特意过来道歉的」
他们都这么说。看来,他们都反省过了呢。
「我会告诉她你们来了。\r 今天你们就自己玩耍吧」
我也很忙也不能和你们一起玩,我也没忘记补上那样一句。虽然稍微有些奚落的声音,但是我广阔的心就这样应付过去了。
孩子们一边吐着不快,\r一边还是往院子里平时玩的地方去了。
忽然,有一个人站着向这边挥手。那是昨天被狭雾打了脸的男孩。
「喂,一起玩吧」
一边说着,一边向躲在我身后的少女挥手。
「呃…」
是拿不定注意吗,少女胆怯的看着我。
「去吧。这是狭雾姐姐所希望的」
我这么说着,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r跟着那个男孩子去了。但是,
「皮球会妨碍的哟。放在一边吧」
男孩子那样说。少女稍微犹豫之后,把皮球递给了我。
「怎么,交给我保管吗?」
「不…」
看来不是那样。她摇着头,好像说着什么。
「啊,交给狭雾姐姐对吧?」
嗯。
「知道了,我会交给她的。\r 由她还给你」
「嗯!谢谢!」
少女开心地笑着,走去和大家一起玩了。那群孩子在那边虽然抱怨着,但还是在等着少女。
「真是好孩子呢…」
我一边玩弄着手上的皮球,\r一边回想起狭雾的话。
…那天晚上。
我在被窝辗转着,\r但是我不想睡,呆呆地看着屋顶。
晚饭的时候也没见到狭雾的身影。结果,又是一辅把食物带过来。
我站起来,拿起放在房间角落的皮球。
这东西必须交给狭雾呢…\r但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就放在她房间的前面,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我一边想着怎么说一边走出房间的时候,
(………)
不是错觉。我确实是,听到了琴声。我向狭雾的房间走去。
悦耳的琴声通过窗子,\r飘往月夜之空。
狭雾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坐在琴前。我走进了房间。
「………」
她瞅了我一眼,正在演奏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我为了不打扰,在房间的一角坐了下来。
狭雾就那样,继续弹着某个曲子。我则一直安静地听着。
狭雾她肯定有话会对我说。我有这样的感觉。
………
不知道过了多久。狭雾的手停了下来,慢慢地向我这边转过身来。
「…赖人大人」
「怎么了?」
「你知道为什么被人欺负的孩子,尽管知道会被人欺负,\r 也要跟在大家的后面吗?」
狭雾平静地说出那样的问题。
「不知道呢…。\r 因为我没有试过被欺负」
狭雾轻轻地点了点头。
「因为她是希望能充当被人欺负的角色,起那样的作用」
「起作用?」
「比起被人欺负,被人忽略更可怕」
「就是说…想要做些只有自己能完成的事,\r 所以就大家的周围转吗?」
「是的」
「那么,无论那是多么卑微的事也要做吗?」
「对」
真是让人不爽的话呢。
「不好意思我不太能理解。\r 作用的话,不是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赢回来的」
「那是因为赖人大人很厉害」
「厉害?」
「是的。因为你的心灵很坚强,所以才会觉得是那样」
…心灵,很坚强?确实,父亲也说过同样的话…
『赖人。你有考虑过你的哥哥们的心情吗?』
那是父亲在我临走前说的话。父亲说完后过了一会,我发出了疑问。
『哈…?』
『你老实回答就好』
『…不,没有』
『想象过吗?』
『很可惜,没有』
这是理所当然的。哥哥们不知自己无能,\r而又嫉妒自己的弟弟,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考虑他们的事吧。
父亲听到我的回答,深深地点了点头。我并不知道父亲想说的是什么。
『赖人啊,你的心灵很坚强。没有迷茫,没有贪念,不被动摇。\r 那是好事情。是你最强大的力量。但是啊…』
父亲听下了话,闭起了眼睛。
『…大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的…』
;■上のパパの台詞はそーゆー意味じゃないと思うんですが…。
;■人間千差万別ということではなく、弱者の存在を示しているというか……ま、何かの意味があるんだと思いますが。
;■とゆーことで、個人的にはここで琴の話を絡めるのは不賛成です。如何?
;百人の奏者がいれば、それぞれの琴の音は異なる。
;なんとなく狭雾の琴を聴いたはじめての夜を思い出していた。
「…我也是曾经是那样」
「不擅长加入圈子,一直都被人欺负。\r 但是,孤零零一个人的话会更加可怕…」
展现自己才能的欲望。被人关注所带来的安心感。
如果这些是由人类的软弱产生的,\r那么哥哥们感到的焦躁也与这相同吧…
「…白天的时候,孩子们来了」
「那些孩子们…吗?」
「嗯。大家,都想来向你道歉」
「…是吗?」
「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
「无法原谅『没有用』这么一句话吗?」
狭雾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只有我能够理解\r 那个女孩子的心情。我是那么想的」
「然后那孩子还说了那样的话,于是我就不小心失控了…」
我站起来向着狭雾走去,把那个皮球交给她。
「这是…?」
「昨天的女孩子托我保管的。\r 由你交还给她吧」
「保管,吗?」
「她说因为带着球和大家一起玩会碍事」
「诶…那么,那孩子…」
「看样子,她姑且不是在担当被欺负的角色」
「这样啊…」
即使自己不在,那孩子也能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安心的同时,或许她还有些嫉妒。
「…你不是说过了吗。狭雾」
「诶?」
「大家,都是好孩子」
「啊…是的」
「相信他们吧。\r 就算你狠狠地骂了他们,他们也会理解你的苦衷的」
「嗯…这么说也是啊」
狭雾一边转动着手上的皮球,一边看着它。
「…赖人大人」
「怎么了?」
「明天,我想去见一见孩子们」
「道歉吗?」
「不是为责骂的事道歉。他那句话确实是太过分了」
「这样啊…」
「但是,我想要为我打了他一巴掌这事道歉。\r 因为那巴掌没有必要的」
「嗯」
「很奇怪吧?」
「没有那回事。\r 而且,你恢复了心情就好了」
「是」
狭雾放下皮球,把手放在琴上,\r随心所欲地弹奏着。
#text_off
「只有我…」
「嗯,你说什么?」
「…如果在这世上有一件事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r 话,你不觉得那是很美妙的事吗?」
「你是说那样绝对不会被人说成『没用』吗?」
「是的」
「也对呢…」
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吗。对于我而言,那会是什么呢。
是成为当主吧。但是,那真的是只有我才能做到吗。
「对我来说有哦」
「什么?」
「只有我才能做的事」
狭雾那样说着,\r把手离开琴,边笑着边看着我。
…只有她才能做的事?\r我考虑着狭雾的话的意思。
;"■『那是什么啊?』",*miko4_1,
;"■『嗯,我知道』",*miko4_2
#text_off
「那是什么啊?」
「那个嘛…」
「是秘密」
「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
「但是,或许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嘛,那我就拭目以待吧…」
「赖人大人也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哟」
#text_off
「嗯,我知道」
「诶,你知道?」
「嗯。只有你能做出味道奇怪的清汤对吧?」
「不,不是啦」
「什么嘛,猜错了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那种味道啊…」
「我开玩笑的别当真。那么,你所说的是什么啊?」
「我才不会告诉坏心眼的人呢」
狭雾扭向一边不理我。
她又弹了一会琴,\r琴声悠然宁静,弦弦掩抑声声思。
我安静地听着。
#text_off
「…是让村子里的人,一直幸福地活下去…」
她弹着的时候说出那样的话。狭雾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地说着。
「你说什么?」
我马上反问道,
但是狭雾只是微笑着,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了。
然后我直到深夜也没有厌倦,一直和狭雾的琴声相伴。
就这样,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生活也惯了,村里的人也认识了我的样子。
狭雾也和孩子们和解了,\r他们又跟以前一样一起玩了。
因此我有时也会被他们抓住,陪他们一起玩…
接着,斗转星移。短暂的春天结束了,迎来的担忧的季节,雨季。
我打算在雨季正式来临之前回去首都。
因为我不想在雨季和盛夏长途跋涉,\r而且最重要的是,关于村子里的事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
虽然父亲那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差不多是时候了吧。工作完成了以后,回京就没有被责骂的理由了吧。
如果说有什么能把我留下的话,那也只有一个。我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
我本来以为我忍受不住山村那种悠闲地生活的,\r但是我却喜欢上了,连我自己也觉得惊奇。
但是同时,我也感觉到这里并不是我该生活的地方。我不允许自己再这样悠闲地生活下去。
不管怎么说,马上就要到雨季了。在雨季来临之前,我要离开这片土地。
以后每天早上,也不会再被狭雾到扫的声音吵醒了。糟糕的料理,我也再也不能吃到了。
「唉,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
我对自己心中涌出的伤感一笑了之。
………
…没错…
为什么我会这样……
那是某一天的事。
我今天也来到了堤坝,
做最后的勘察。
堤坝的补强,也总算赶上雨季了。还差几天就完成了。
(这次大概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吧…)
我也已经在收拾回京的行李了。恐怕是没法看到堤坝竣工就要回去了吧。
(我大概也不会再来这个村子了吧)
在我一边感叹着堤坝完美无缺,一边沿着堤坝走着的时候。一个奇怪的东西映入我眼帘。
「嗯…那是什么?」
那东西大概是在提防的正中间。
那里空出了一个木制的洞,\r像是突然出现了一个避雨棚一样。
那洞是故意打出来的,所以,为了不让洞的周围崩坏\r而用土袋牢牢地固定着。
「呐,那个是什么洞?」
我询问着周围的一个工人。
「怎么啊你,不知道吗?\r 那是放生祭品用的」
「生祭品…?」
「嗯。因为这个堤坝是花了很多劳力和时间去做的。\r 因此,今年必须守住啊」
那人耸了耸肩就走了。
祭品。
我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没想到在现实中会有机会看到。
生祭通常是在水灾频繁的地方举行的。
据说同一个堤多次缺堤\r是治理河川龙神的愤怒所致的。
然后为了镇住龙神的怒气,就要把作为生祭品的人\r埋在堤里奉献给神,就是这么一回事。
俗称,叫做人柱。
「今年比较特别啊」
我回想起工人们的对话中时而出现的话语。
(是指这回事吗…)
我靠近去,看了一下那个洞穴。
虽然不是很深,但是也看不清底部,\r里面漆黑一片,如同怪物张口一般。
虽说这是治水的重要仪式,\r但我总觉得这东西让人难受。
不过,我自己也觉得那是守护村子必须的,\r于是便离去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梦醒绝对不是我所期望的。
即使如往常一般被狭雾的脚步声叫醒。\r也无法使我沉重的心情释怀。
…但是,艳阳高照。
与我的心情正相反,\r春日的阳光在逐渐向夏日转变。
我坐在外廊上,凝望着天空。
狭雾将要成为人柱。
我希望着一切不过是一个令人不快的玩笑,\r但这个愿望却在今天早晨与狭雾的谈话中彻底破灭。
『赖人大人,您何时回去呢?』
『堤坝完成的时候,村里的大家应该会聚集起来哦』
『于是,我会慢慢走向人群中间』
『呐,不觉得这很棒吗?很风光吧?』
狭雾那毫无阴霾的笑颜,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呀,赖人大人。\r 在这里魂不守舍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寻着声音望过去,一辅站在那里。
对了。一辅为何一直对我缄口不语呢。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哈?」
「哎,一辅也有他自己的考虑吧…」
「赖人大人,那是自言自语吗?\r 还是说,想要询问我点什么」
「两边都有」
「这样啊」
「那么,请问是什么事呢?」
「狭雾的事情」
「狭雾有什么问题吗?」
「听说不是马上要嫁人了吗?」
「咦…狭雾吗?」
「啊啊。嫁到龙神那里」
一辅的表情中,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慢慢地坐到我旁边。
「…从狭雾那里听说了吗?」
「立人柱的事情,是昨天在堤坝听到的。\r 人柱是狭雾的事情,是昨天她自己说的」
「这样啊…」
一辅一时语塞,\r最后终于用沉重的语调开了口。
「…刚好今天早上的时候,使者来访过」
「使者?」
「矿山的使者。来决定狭雾仪式的日子」
我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吞下唾液的声音。
「那么,是何时呢」
「是…」
一辅说出了日期。
「什么…这不是没有几天了吗…!」
「是啊,因为离堤坝建成的时日很近了啊」
…是啊,这是当然的。这肯定是候着堤坝完成的时间的。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我。
注意到自己有些缺乏冷静,我摇了摇头。
「坦白地说,\r 原本希望赖人大人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回到京城」
「就算哪一天赖人大人再次驾临,我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说,\r 『狭雾已经嫁到远方去了…』」
确实。一无所知地回去的话,大概就会变成这样的吧。
我自己也不会再次造访这山村的吧。大概也只会成为往事记忆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然而,我已经知道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就没有办法再轻易忘却了。
仅仅是认识开朗而不拘小节的狭雾对于这样的我来说,\r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因为是神社的女孩吗?」
「哈?」
「狭雾被选上的原因」
「不,不是这样的。\r 那孩子,其实本来和这座神社没有任何关系的啊」
「这样…确实如此啊」
「…若是真的因为这个原因被选上的话,\r 我或许早就将她劝走了吧」
我有点意外地转头看着一辅。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辅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
「嗯…那么,为什么狭雾会被选上呢?」
「决定要立人柱的时候,\r 村里年轻的女孩聚集起来抽签决定的」
「抽签?」
「是的,大家都希望能够公平一些。
 于是…就这样抽中了」
说不上抽中吧。应该说是她被大家排斥了。
「这样啊…那么…」
「是啊,已经没有办法逃掉了」
拒绝的话,就肯定无法在这个村里呆下去了吧。无论如何都没有生存之道了。
暂时的沉默。
不一会儿,我打破了沉默。
「话说回来…为什么那家伙还能这么开朗?」
这就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自从来到这里,明明一直能见到面,\r与其说完全不知道,倒不如说,完全没能看出来。
照理来说应该忧愁悲伤才是,\r但从她身上却完全无法感觉到。
「是啊…」
「是她强颜欢笑吗?」
「赖人大人看来,那像是假装的吗?」
「不,完全不像啊」
一辅点了点头。
「我也感到不可思议」
「的确,在当初消沉过一段时间。 但是,某一天突然好像没事了一样…」
「没有问问原因吗?」
「当然是问过的」
「狭雾说什么?」
「说『我这样不肖之人,也能对村里的大家有所贡献的话』」
「这是什么,好像榜样宣言一般的回答…」
「是啊,我也一直觉得狭雾大概在逞强吧。\r 可是…」
「狭雾在说那些话的时候,\r 看上去那么地幸福快乐…」
一辅的每一句话,都会让我混乱一分。我仰望天空。
我不怨他人,只怨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知道了这一切。
只要能一无所知地回到京城的话,\r明明就没有必要烦恼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察觉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人柱的事情。但是人柱是狭雾的事情,是狭雾本人对我说的。
也就是说。如果狭雾对我缄口不语的话,我本应该一直是被蒙在鼓里的。
为什么狭雾她,她要告诉我呢…?
「一辅」
「什么事?」
「『对村里的大家能有所贡献』,狭雾她真的这么说过的吧」
「是的,确实,怎么…?」
「这样啊…」
我再次仰望天空。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狭雾…?)
当天晚上。为待琴声,我走出房门。
向着琴声传出的方向,我走在夜晚的廊上。
拉门就那样敞开着。进入房间。狭雾看见我便停下了手。
「晚上好。赖人大人」
「啊啊…」
我坐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日期似乎已经决定了」
这里的日期当然是指当人柱祭祀的日期。
「啊啊。从一辅那里听说了」
「是吗…」
「…狭雾」
「在?」
「你以前说过的吧。\r 『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重大的使命』」
「是的」
「那指的是,人柱的事情吗?」
「是的」
果然,是这样啊。
「于是告诉了我?被选中的是自己这件事情」
「哎嘿嘿…虽然祭司大人说过\r 要对赖人大人保密」
「但是我却想叫赖人大人知道,禁不住说漏了嘴」
「你真是…」
我叹了口气。一辅烦心事情也不少啊。
「赖人大人你不需要伤心啊?」
「…你故意的么?」
「哈啊」
「突然被告知了这样的事情,你也体会一下对方的感受吧。\r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夸奖我吧」
「…哈啊?」
「在这里有一个要做件了不起的事情的女孩。\r 就请请夸夸她吧」
狭雾满不在乎地说。
「原来如此…」
「怎么?」
「告诉我这件事,是想得到我的夸奖吗?」
与其说是想得到夸奖,应该说想得到认可吧。对于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
「那个…其实确实是这样」
「什么?确实如此?你…」
「你不夸奖我吗?」
想得到我的夸奖。只是为了这个目的,就用了此等绝招么。
#text_off
;"■夸奖她",*mikomiko4,
;"■没那个心情",*mikomiko5
「狭雾…」
(你…)
「对不起,没这个心情…」
「这样啊…」
狭雾有些失望。
实际上,我能做的事情大概只有夸奖夸奖她了。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真心地吐出这些话。
「…我的双亲,也是因为洪水而丢了性命」
之前在堤坝谈到洪水的时候,\r我就猜到了。
「十年前,是吧?」
「是的」
狭雾从敞开的拉门凝望着夜空。似乎从这闪烁的群星中,寻找着双亲的面影。
「祭奠双亲的一战吗?」
我想这是为了双亲而战吧。但是狭雾她,却摇了摇头。
「不,我没有这样的打算。\r 即使憎恨洪水,双亲也不会回来的呀」
「嘛,这倒也是…」
「是的,与其如此,我…」
「已经不想再看到,\r 不想再看到,像我这样因为洪水而失去父母的孩子」
「我只不过想到了这些而已」
由于失去了父母,狭雾不得不经受\r这普通孩子无法想象的童年。
只要村里还苦于洪水,今后如此遭遇的孩子\r还会接连不断地出现的吧。
如果,自己能够阻止这些的话。这些我都明白。但是。
「但是这些…无论如何都只能你来做吗?」
就算问狭雾,也没有任何用处啊。即使明白这些,我也想问问看。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我是被选上的。在大家之中,是我…」
「所以一定,一定只有我能做到」
狭雾直视着我说道。这是逞强还是决意,我没办法窥知。
不久狭雾又响起了琴声。
已经度过了多少同样的夜晚。又还有多少相同的夜晚可以度过。
我一直倾听着狭雾的琴声,直到她罢手。
翌日,我什么也没有做,又呆呆地做在外廊上。院内传来孩子们和狭雾的声音。
脑中一片空白。即使去想,也理不出头绪。
「今天,一起去散步怎么样?」
身边传来了声音。和昨天一样,一辅站在了我的后面。
「已经没有想看的地方了。而且,也出不去呀」
「出不去?」
「只要路过那里,又会被叫去陪着玩耍的吧」
我指向院内说道。
「哈哈哈…哎呀,原来如此」
半带谎话。不过,只要想出门的话又如何出不了呢。
其实,本来确实想着打算出门,\r散步换换心情。
…但是却不想和狭雾见面。
因为怕被叫去陪着玩耍而蹲坐在这里,这样的理由,\r不过是借口。
其实是因为我无法忍受,\r狭雾那一如既往的笑容。
「我从狭雾那里听说了…」
「什么?」
「狭雾的父母,因为洪水而死去的」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也并非狭雾一个人遭此不幸」
一边说,一辅一边坐在我身边。
「那些孩子们当中就有,\r 因为最近的水害而失去父母的了」
一边说着那些孩子,一边望着院内。那说的定是那些和狭雾一起玩耍着的孩子们中的某几个吧。
「嘛,那些孩子们由村里的人们一同\r 照顾着」
「这样啊…」
我应了声附和,差点把他的话抛在脑后。一辅的话中,有些要点。
「等等…」
我努力地想要整理出头绪,\r小心、慎重地来回考虑着。
「请问有何不妥?」
「不是…你是说像狭雾这样的孩子,有不少?」
「嘛,数量确实不多。但是大家都认为他们的父母是为了村子而死的\r 所以那些人的孩子大家也都关切照顾着…」
一辅惊讶地倒吸口凉气。终于注意到了自己说漏了嘴。
我立刻追问。
「狭雾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
「为什么只有狭雾被带到了这里?」
「这个么…」
一辅支支吾吾。
「这个么…赖人大人,就请不要…」
一辅话还没你能够说完。就被我打断。
「事到如今,全部说出来」
一辅更加不知所措,我怒目注视着他,\r于是他也似乎放弃了隐瞒。
犹如想要吐出心中埋藏已久的秘密一样,\r呵地一下,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那我就坦白了吧」
「…狭雾的双亲,曾经在矿山工作」
「当然不是做着同样的工作,\r 两个人分别在自己的岗位上,各尽其职」
「不久,洪水来了…」
「洪涛异常汹涌,从堤坝的决口\r 到精炼所被水淹没,真的是一眨眼的事情」
「当然,也会有那些被丢下的,没能逃走的人们」
「狭雾的父母虽然已经逃到了安全的地方,\r 但因『无法对同伴们见死不救』,又返回险境」
「救出几人之后…\r 就没有再能回来」
我越发不能理解。
「若是这样,这不是义士之举么。\r 为什么没人愿意来照顾狭雾呢?」
「你所说的确实字字在理」
「狭雾的父亲是一个……怎么说呢,\r 一个直言不讳的人」
「是说他心直口快,坦诚相见吗?」
「确实如此。虽然这么说,说的也都是合情合理的话,\r 做事又勤勤恳恳。仰慕他的人很多」
「那么为什么…」
「若失言请恕罪…\r 赖人大人的话,是否能够明白?」
「什么?」
「这样的人,避之不及的人也很多」
我一时语塞。我明白,实在是太明白了。
大概狭雾的父母,就是被管矿山的那些人\r讨厌了吧。
接下去的事情,实在不忍去想。狭雾的双亲,莫非在洪水的混乱之中被…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辅大概从我的表情中读出了些什么。一句话,打断了我的猜测。
「狭雾不是被撵到这里的,\r 是她父亲的追随者,硬要把她带到这里」
「…为什么?」
「那是不想把她卷入大人们的纷争当中」
结果,这和撵走又有何两样。虽然我这么想,但没说出口。
想必一辅也持有同样的想法。换一种措辞,聊表安慰罢了。
「问件事,不知当否?」
「只要是我一辅知晓的话」
「你所说的都没有错。但是,被疏远的话。\r 那样的话,他到底怎么做才好呢?」
这到底是在说谁,\r一辅大概也心知肚明。
但是一辅他,并没有深究下去。
「如此的话…」
一辅嗯了一下,暂时陷入了沉思。一会儿,他娓娓道来。
「…当要一下子推行一桩大事的时候,\r 必定会产生『歪曲』」
「力度越是巨大,变化越是迅速,\r 这样的『歪曲』也就会越加变得严重」
「总有与你对立的人,你是这个意思么」
「是的」
「但是那些,是没办法避免的」
「你所言甚是。但是,如果『歪曲』太过严重,\r 会使一切功亏一篑」
「尽其所能,减少一些『歪曲』,\r 这应当考虑的事情」
「若是笔直登山,路边的花草、\r 昆虫就难免受到践踏」
「看起来绕了远路,却不一定是白用功。\r 那定是流血较少之路」
我有些在意最后那句话。我重复着他那话。
「流血较少…」
「哈?」
「流血是无法避免了吧?」
无论多寡,总有人要牺牲些什么,\r这是不变的道理吧。
「是的」
一辅有些悲惜无奈地点了点头。
追随之人与背离之人。强者与弱者。
狭雾即是在这『歪曲』之中诞生的一个不幸。
于是这些,一定与我今后的处世方式\r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
『像自己那样遭遇的孩子,我再也不想看到了』狭雾如此说着。
纵然彼此的战场不同,今后的我\r或许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这本身与人柱的事情并没什么直接关系,\r我也并不知晓她自己是否觉得自己是不幸的。
或许这只是她的自我满足感。即使如此,也应铭记于心。
这是因为。因为我,曾经见证过这样的『歪曲』。
「呐,一辅…」
「什么?」
「命运这东西,真是讽刺啊…」
十年前因洪水而死的人们的女儿,\r如今又因为洪水要献上自己年轻的生命。
「是啊…真是无奈」
我们再也不发一言,一起仰望着天空。
夕阳西下,不顾观霞者之情,\r今日也将天空尽染成绯色。
直到夜深之时,我都转辗于被褥上\r一直在想着一件事情。
白天,和一辅的对话。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的,这世间之歪曲。
我想着。将诞生出来的『歪曲』消除的方法。
让这没能得到幸福童年的少女,\r再一次,得到平静生活的方法。
这是我心中欲对狭雾说的,千万个提议中的一个。
但是,恐怕狭雾的决定不会再动摇了吧。
最后,若是对她说了这些,\r不是对她的不尊重吗。
就算这对我来说是无法理解的事情,\r但是对于狭雾自己来说,这是她思考过,烦恼过,然后决定的事情啊。
#text_off
;"■「埋藏在心里」",*miko5_1,
;"■「果然还是一吐为快」",*miko5_2
;"■埋藏在心里",*miko5_1
是啊。
我或许已经无法消除这已经诞生出来的『歪曲』了。
但是,狭雾即使如此也会去牺牲自己,\r去守护这一切的吧。
她如此纤细的身体,深思熟虑后决定的事情,\r我竟没有插嘴的余地。
那样的话,至少守望着她\r凛然接受自己命运的身影,这才是我的使命啊。
她献出生命呈现给我这世间之歪曲,\r我要做的不就是让它不要再次发生而改变世间吗。
我为自己肤浅的想法而感到羞耻。
狭雾或许,\r远远比我这种人更加崇高。
不久,夜深人静之中响起了琴声。我走向狭雾的房间。
狭雾她没有顾及我的入内继续弹琴。我也不愿打扰她,轻轻坐在了榻榻米上。
暂闭双目,陶醉于\r狭雾的琴音之中。
这一天琴的音色,\r不知为何比往常显得凄凉。
不久曲终,狭雾扬起了脸。
「晚上好,赖人大人」
我没有回复问候,径直问起了问题。
「呐,狭雾…」
「有什么事情吗?」
「你很伟大。是个了不起的人」
「怎,怎么了?突然间…」
「怎么了,说错了吗」
「哎?」
「你不是想让我夸夸你么」
「啊…」
「是的!非常感谢!」
这也并不是我应狭雾的要求。那确实是,我真心想要夸奖她。
「…弹些什么吧」
我将目光投向月亮,嘴中低语道。
「好的」
#text_off
琴音静谧流淌。我闭上眼睛,将烦恼抛去。
我渐渐,被琴声所感染。
全身被狭雾的旋律所填满。沁入血肉,流向发梢,全身都…
接下来,还能有多少这样的日子啊。仪式,如期结束。
堤坝里立起了人柱,作为最后一道工序而完工。
我改了行程,\r决定在这个村里留到堤坝完成的时候。
我心情十分低落。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消沉忧郁。
但是,我不得不见证到最后。作为一个和狭雾有缘相见的人,我想要一直见证到最后。
我这样想着。
也知晓了各种事情。
人柱呆的地方,开了气孔。对于奉上生命的人,这种东西又有何用处,
「以人力夺走性命是没有意义的。\r 无论如何也要遵从形式,将活着的生命献给龙神」
负责仪式的一辅向我这样说明过。换句话说,就是活埋这样的状态似乎是很重要的。
话虽如此,这些不过无谓之事。
仪式后,我和一辅站在堤坝前。
我已经做好了回程的准备。打算就这么启程的我离开了神社。
「辛苦你了啊,一辅」
「没有。果然这是我一定要完成的职责啊」
「嘛,是啊…」
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们沿着堤坝走着。
「狭雾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
狭雾在整个仪式当中,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凛然无畏的样子。
我看着,都不禁为之震撼。今后要奉上生命的人,又有谁能做到如此大义凛然。
「呀,赖人大人?」
心不在焉地走着的我被一辅叫住。
「怎么了?」
「路走错了哟。\r 要是向邻村走的话,请往这里走」
一辅指着另一个方向。
「不会呀,这不是对的吗?\r 来的时候我就是从这里」
我如此说道,一辅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便是绕了远路而来啊」
「绕了远路?」
「山路的话,便是像那样蜿蜒曲折。\r 与之相比,若是走这条路的话会近一些」
「是这样吗?」
「是的。只有本地人才会走的路,虽然多少有些危险,\r 但因为这里比较省时间」
危险,这让我似乎又想到了些什么。虽然花时间,但我想选择那平坦一些的路。
「嘛…也不是这么着急。\r 走哪里都没什么关系」
「哈…但是…」
一辅指了下天空。今天从早上开始天空就多云渐暗。
「看云的样子,像是…」
「要下雨吗?」
「是的。我觉得尽早赶到那边方妥」
我望了下阴晦的天空。确实,令人不悦的黑云正从西边靠近。
若是说马上就要下雨,倒也不至于如此,\r只是尽快赶路确实看上去比较好。
「是啊。那么,就走这里吧」
我做出了判断,遵从的一辅的提议。
「请小心。那么,鄙人是这边,就此别过吧」
正好,那是一条向神社走的岔道。
「呐,一辅…」
「请问什么事?」
「来京城,做我的近侍如何?」
「哈…?」
一半玩笑,一半当真地想着。一辅的话,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商谈对象的吧。
但是一辅看似吃了一惊后,
「哇哈哈…」
却愉悦地大笑起来。这便是回答吧。我也不禁跟着一起苦笑起来。
「呀真是的,虽然是如此盛情的邀请…」
「不行吗?」
「我还有祭祀狭雾这样重要的职责在身。\r 万万不可从这片土地上离开啊」
我又一次,注视着堤坝。
「这样啊…也是啊…」
但是,已经不想看到狭雾被埋的那地方了。这只会激起我各种回忆,使我变得更加痛苦罢了。
「承蒙照顾了啊」
「哪里哪里,这是哪里的话。\r 我在此祝愿赖人大人官运亨通」
「谢谢。我想大概还会前来拜访的」
「在此殷切期待着。\r 可以的话,请在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啊」
「一言为定。那么,再会了」
「好。再会」
我们告别之后,走上了各自的归路。
那之后。
那座堤坝决口,洪峰涌起的报告再也没听到过。
大概是狭雾的愿望传到了上苍,守护了村子吧。\r我如此坚信着。
 ■ 第二章 踏鞴之社 完 ■
恐怕是不会接受的吧。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要说。
不久,夜深人静之中响起了琴声。我走向狭雾的房间。
狭雾没有顾及到我的入内接着弹着。我也不愿打扰她,轻轻坐在了榻榻米上。
暂闭双目,陶醉于\r狭雾的琴音之中。
这一天琴的音色,\r不知为何比往常显得凄凉。
不久曲终,\r狭雾扬起了脸。
「晚上好,赖人大人」
我没有回复问候,径直问起了问题。
「呐,狭雾…」
「跟我一起,去京城吧?」
这是我的提议。
「哎…?」
狭雾睁开了眼睛。
「怎么可以…我不能把使命丢下…」
「使命也好,这个村子也好,全部丢下就好。\r 作为交换,我会替你准备好崭新的一切」
「为什么…要如此劳赖人大人照顾呢…」
「若是觉得为难,只要工作就行了。\r 工作的话多少我都会为你准备的」
「若是不行的话…」
我止住了下文。
什么…我刚刚,到底想说什么?
「若是不行的话…?」
「没…不行的话,那个…就在我手下工作也可以…」
不。我并不是想说这种事情。
「这样啊…非常感谢能邀请我。真的…」
狭雾暂时就那样俯身向我行礼,\r一会扬起脸,
「赖人大人,我想您是想错了」
她静静地说道。
「想错?」
「是的」
「我并不是不情愿为大家奉献的。\r 我是被大家所期望…并且,我自愿为大家献出自己的」
「自愿奉献…竟然是这样?」
「是的」
「你是说,你希望成为人柱?」
狭雾轻轻点了点头。
「我想让大家看看…\r 自己还是能派上用处的」
从语调上,能感受到强烈的意志。
「谁也不会笑我…也不能笑我,\r 我想做那样了不起的事情」
「非常感谢赖人大人你这么关心我。\r 但是,我已经决定了」
太耀眼了。狭雾竟显得如此庄严神圣。
用随口的提议想要改变她的意向的我,\r如此考虑的我太渺小,太可悲了。
「我知道了…」
于是,对于已经黔驴技穷的我来说,\r也无法再对狭雾说些什么了。
「狭雾」
「在?」
「你真是很伟大很了不起的家伙」
「怎,怎么了?突然间…」
「怎么了,说错了吗」
「哎?」
「你不是想让我夸夸你么」
「啊…」
「是的!非常感谢!」
我并不是应狭雾的要求而说的。那确实是,我真心想要夸奖她。
「…弹些什么吧」
我将目光投向月亮,嘴中低语道。
「好的」
#text_off
琴音静谧流淌。我闭上眼睛,将烦恼抛去。
我渐渐,被琴声所感染。
全身被狭雾的旋律所填满。沁入血肉,流向发梢,全身都…
「呐,狭雾呀」
不知道时光流逝了多少。突然,我想说些什么便开了口。
琴声中途断绝,夜晚的静谧又回到了房间里。\r狭雾凝视着我,安静地等待我的话语。
「其实,我有件事情瞒着你啊」
「…?」
「我其实,不是一辅的亲戚」
「……」
「其实是」
「我知道」
「什么?」
我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一句意想不到的话打断了。
不知是什么意思,我便反问道。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赖人大人是领主大人」
我一下震惊得说不出话。
竟然已经知道?到底,从何时……
「您忘记了吗?赖人大人」
「什,什么?」
「第一次见面那天,您就已经自报了姓名」
「啊!!」
这么说的话确实如此。大意了。
在这片土地上的住民无一不知道久世之名。原来早就暴露了啊……
「哈哈哈,净被你吓到了啊。狭雾啊」
夹着苦笑,我嘟囔着。
「实在是…非常抱歉。赖人大人」
「为何道歉?」
「一直以来,瞒着赖人大人你」
「这倒不如说,是我的错。\r 我才是对不住你啊」
「不,我才」
「我…啊,这样的话可就没个头了啊」
「是啊」
甚是奇怪的是,我们彼此相视\r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
「狭雾」
「什么?」
我突然止住了笑,叫住了她。
「相互交换彼此的秘密。\r 这真是很棒的事情啊」
「是啊,真的」
狭雾绽开笑容。我看着狭雾的笑容想起了之前的事。
『能听到秘密的事,不高兴吗?』
『难道感觉不到和那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吗??』
在后山狭雾说过的一字一句此刻铭刻在我心里。
…狭雾啊。\r我是否已经和你拉近距离了呢?
是否和你那固执、纯粹又直率\r的心灵拉近距离了呢…
#text_off
接下来,还能有多少这样的日子啊。我改了行程,决定在这个村里留到堤坝完成的时候。
我心情十分低落。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消沉忧郁。
但是,我不得不见证到最后。作为一个和狭雾有缘相见的人,我想要一直见证到最后。
我这样想着。
呱嗒呱嗒…
「嗯…」
呱嗒呱嗒呱嗒…
一如往常的,而且已经无法再听到的,狭雾的脚步声。我慢慢睁开眼睛。
不愿迎来的早晨,还是来了。
狭雾仪式的日子,就是明天。也就是说,今天实际上是她最后一天呆在这里了。
明天的话应该看不到她扫除了吧。从早上开始,就有洗身的仪式。
打扫自己不会再踏入的场所,\r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啊。
(这就是所谓的燕去楼空吗…)
可以确定的是那样的表达是不足以形容的吧。爬出被褥,稍许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拉开了门。
「早上好,赖人大人!」
狭雾的早间问候,一如往常。
「啊啊,早上好」
接着狭雾便不再说话,又回到了扫除当中。
看似一如往常,\r但却不是什么都与昨日相同。
早晨的问候也好,天空的云彩也好,做饭的炊烟也好。\r这一瞬间的一切,都不会再次出现。
这并不是这么特别的事情。只要是活在这世上,一切都是如此。
但是,我却没有意识到去感受到这些。
(若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或许我一生都不会注意到啊…)
狭雾刚刚打扫过的走廊\r我也无法走上第二次了。
我迈着坚实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洗手池。
若是过了中午再去内院,孩子们又会来玩耍。
狭雾虽依旧陪着孩子们,但是我总觉得\r来嬉戏的孩子少了许多。
『也不知道为什么呀…我也被警告了啊。\r 说我别再去那神社玩了』
有一个孩子这么说。
没来这里的孩子,是被父母如此警告\r不许他们再来了。
将成为人柱的女孩在的神社,敬而远之比较好吧。我感到愤怒不已。
狭雾是什么。幽灵?还是妖怪?也不体谅一下,狭雾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谁才成为人柱的。
我甚至有些想对那些到场的孩子们道谢\r谢谢你们一直来找狭雾。
「那么,今天玩什——么——呢?」
狭雾还是那样陪着孩子们,\r看着他们,我既觉得高兴,又感到有种无法言喻的悲伤。
……
直到太阳渐渐西斜,我一直陪着孩子们玩耍。
孩子们要回家的时候,狭雾把他们集合起来,\r告诉他们再也没办法一起玩了。
「我啊,突然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r 所以呢,嗯…不能再见到大家了…」
孩子们,纷纷悲伤地叫喊着,抗议着。还有些女孩子大声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啊,真的…」
狭雾一边安慰他们,一边也渗出了眼泪。孩子们见状,静了下来。
他们知道自己无论怎么任性叫喊,\r也只会让狭雾更加难过罢了。
最后大家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反而安慰起泪流不止的狭雾。我来这里以后,渐渐地对这些孩子们刮目相看了。
……………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晚饭。狭雾的饭菜今后也没有办法再尝到了。
我不想让狭雾知道我的心思而伤心,\r故意装作满不在乎地样子,却细细咀嚼着饭菜的味道。
「…这个,这么说你好呢」
「怎么了?」
「你果然,关键时候要掉链子啊」
「请问为何这样说?」
「至少最后一顿饭,不要做成这样吧」
我把刚刚喝过一口的汤递给了狭雾。
「哎…?」
不会吧,狭雾摆出这样一副表情接过了碗,\r提心吊胆地喝了一口。
「赖人大人…」
「如何」
「…这是,什么啊?」
「天知道」
可以确信的是这不是汤。
「请允许我马上重新做…」
拿着碗,狭雾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房间。
(哎呀哎呀,真是…)
嘛,要说这事,还真是像她做得出来的事情。
晚饭后,我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便走出了房间。\r飞镜当空,月辉倾泻,踏廊惊宁夜。
顷之。
人意敞窗门。琴意尽起,月下醉姮娥。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赖,赖人大人!?」
狭雾慌慌张张地挣扎起来。但是我却抱得更紧了。
「我实在很没出息…」
「哎?」
「…明天就要成为人柱的你竟然如此的坚强,\r 但是我却没能为你做些什么…」
「赖人大人…」
狭雾停止了挣扎。
「…您在说些什么呀」
「但是……」
「赖人大人,\r 你不是像这样陪在我的身边吗?」
「………」
「明明从来没有请求过赖人大人,\r 您却一直聆听着我拙劣的琴声…」
「狭雾…」
「这已经,足够了」
这就是所谓的心灵之声吧。狭雾的话语,响彻了我的心灵。
「即使这样我也很高兴……很高兴……」
不经意间,狭雾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的。
「…狭雾?」
「呜…呜呜…」
狭雾抽泣了起来。在我怀里,流着泪。
「对,对不起…」
「不,没关系」
「不行…那个…」
「嗯,怎么?」
「…我如此不才,无从表达。心里这么高兴,\r 但只能用『高兴』这个词…实在对不起赖人大人你…」
狭雾悲伤地垂下头。
我知道只一句话,\r胜过任何甜言蜜语。
「狭雾…」
「嗯…?」
「你真是个笨蛋啊…」
「呵呵…经常有人这么说。但是…」
「但是?」
「…赖人大人这么说我,我却很高兴。这是为什么呢…」
狭雾泪痕斑斑的脸上挂着微笑。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肩膀,直到她停止哭泣。
一阵泪水过去后,狭雾静静地将脸埋入我的胸膛。
「那个…赖人大人?」
「怎么了?」
「如果赖人大人想要对我做些什么的话…」
「…能不能把赖人大人你的爱…赐予我呢…」
狭雾想要说的我马上明白了。我突然感到喉咙异常干渴。
「狭雾,那…」
「若不嫌弃的话,拜托了」
「狭雾…」
「拜托了。\r 请让我就任性这么一次吧…」
狭雾抓着我的衣领一个劲地用颤抖的声音恳求着。我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让她说些什么了。
「我知道了…狭雾…」
我决定,遵照狭雾所期望的那样。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我们的身体相互重叠在了一起。
暂时感受着彼此的气息\r还有体温。
一边整理着被弄乱的和服,狭雾从床铺中伸出手。
伸出的指尖碰触到了琴。它就那样坐在了我们的旁边。
狭雾的指尖似弹非弹地碰触着琴身。我不由得低声道。
「实现愿望的琴,吗…」
「赖人大人你可不相信呢」
「嘛,嗯…」
「但是,这是真的哦」
「是吗?」
「嗯嗯。我那小小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哦?怎么样的愿望?」
「就像这样。晚上,一边弹着琴…」
狭雾弹拨了下琴弦。
「一边想着,好想见到赖人大人你啊…」
「…什么?」
「真的,赖人大人就这样来了」
…这时。恐怕我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是吗…」
「是的」
「我本来还以为自己是被你所吸引…」
「哎?」
「原来是琴的力量啊。这样啊,原来如此啊」
「哎,哎?」
「这份思慕,原来是琴带来的幻觉啊…。\r 抱歉,打扰了」
这么说着,我正要起身,狭雾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
「那,那个!是迷信!实现愿望什么的,只是迷信!」
「不不,没有这样的是吧。\r 自己说过的话。相信它吧」
「绝对是迷信!所以,所以…那个…」
狭雾含着泪,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拼命地忍着快要浮在脸上的愉快感。
「所以,什么?」
「那个…请不要说…那是幻觉…」
狭雾满脸通红地垂下头。我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紧紧地拥抱着她。
「啊…」
「不是说了么,别当真」
稍许迟疑了一下,狭雾投入了我的怀抱。
「真过分,赖人大人…」
狭雾像是僵在了那里,\r但回过神来,又在我的怀里啜泣了起来。
「怎么了…?」
我深情地看着狭雾的脸庞。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眼泪,原来在高兴的时候也会流下来的啊。\r 第一次发觉」
狭雾轻轻地抽了抽鼻子。
「什么…我也有刚刚才发觉到的事情」
「哎?」
「你原来,是这么的温暖啊…」
「赖人大人…」
接着。我抱住狭雾的头想着。
这份温情也好,这小巧玲珑的耳朵也好,这闪亮的黑发也好。明天的现在,就要埋在那冰冷的土坑之下了。
想到这,我无法自拔,\r又再次将狭雾紧紧地拥入怀中。
「赖…赖人大人…?\r 我有点…难受…」
狭雾有些困惑。我稍许放松了一些。
「啊啊…抱歉…」
「啊…」
「嗯?」
「没,那个…虽然有些难受…」
「但是…请再这样一会,不要放开手」
根本用不着她请求。我想一直,将她拥在怀里。
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说,还是,跟我一起到京城去吧。
然后,然后和我一起……
我明白这不过是飘渺的愿望,\r但是至少现在,我想忘记这些。
因为我根本无法动摇她的决心。狭雾,之前你说我很坚强。
但是你错了。真正坚强的,应该是像你这样的人啊。
不惜献出自己的一切,为了拯救他人的人,\r才是真正的强者……
;「頼人さま?泣いておられるのですか…?」
「赖人大人…」
我没有回应,只是手臂又加深了一分力度。若是如此能够传达我的心声的话。
若是黎明不会到来那该多好。若是明天不会到来那该多好。
就这样在月光下,拥抱着狭雾直到永远。我只能幻想着这样的梦。
次日的午前。
仪式,如期结束。堤坝里立起了人柱,作为最后一道工序而完工。
也知晓了各种事情。
人柱呆的地方,开了气孔。对于奉上生命的人,这种东西又有何用处,
『以人力夺走性命是没有意义的。\r 无论如何也要遵从形式,将活着的生命献给龙神』
如此,负责仪式的一辅向我说明过。换句话说,就是活埋这样的状态似乎是很重要的。
话虽如此,这些不过无谓之事。
仪式后,我和一辅站在堤坝前。
我已经做好了回程的准备。打算就这么启程的我离开了神社。
「辛苦你了啊,一辅」
「没有。果然这是我一定要完成的职责啊」
「嘛,是啊…」
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们沿着堤坝走着。
「狭雾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
狭雾在整个仪式当中,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凛然无畏的样子。
我看着,都不禁为之震撼。今后要奉上生命的人,又有谁能做到如此大义凛然。
「呀,赖人大人?」
心不在焉地走着的我被一辅叫住。
「怎么了?」
「路走错了哟。\r 要是向邻村走的话,请往这里走」
一辅指着另一个方向。
「不会呀,这不是对的吗?\r 来的时候我就是从这里」
我如此说道,一辅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便是绕了远路而来啊」
「绕了远路?」
「山路的话,便是像那样蜿蜒曲折。\r 与之相比,若是走这条路的话会近一些」
「是这样吗?」
「是的。只有本地人才会走的路,虽然多少有些危险,\r 但因为这里比较省时间」
危险,这让我似乎又想到了些什么。虽然花时间,但我想选择那平坦一些的路。
「嘛…也不是这么着急。\r 走哪里都没什么关系」
「哈…但是…」
一辅指了下天空。今天从早上开始天空就多云渐暗。
「看云的样子,像是…」
「要下雨吗?」
「是的。我觉得尽早赶到那边方妥」
我望了下阴晦的天空。确实,令人不悦的黑云正从西边靠近。
若是说马上就要下雨,倒也不至于如此,\r只是尽快赶路确实比较好。
「是啊。那么,就走这里吧」
我做出了判断,遵从的一辅的提议。
「请小心。那么,鄙人是这边,就此别过吧」
正好,那是一条向神社走的岔道。
「呐,一辅…」
「请问什么事?」
「来京城,做我的近侍如何?」
「哈…?」
一半玩笑,一半当真地想着。一辅的话,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商谈对象的吧。
但是一辅看似吃了一惊后,
「哇哈哈…」
却愉悦地大笑起来。这便是回答吧。我也不禁跟着一起苦笑起来。
「呀真是的,虽然是如此盛情的邀请…」
「不行吗?」
「我还有祭祀狭雾这样重要的职责在身。\r 断断不可从这片土地上离开啊」
我又一次,注视着堤坝。
「这样啊…也是啊…」
但是,已经不想看到狭雾被埋的那地方了。这只会激起我各种回忆,使我变得更加痛苦罢了。
「承蒙照顾了啊」
「哪里哪里,这是哪里的话。\r 我在此祝愿赖人大人官运亨通」
「谢谢。我想大概还会前来拜访的」
「在此殷切期待着。\r 可以的话,请在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啊」
「一言为定。那么,再会了」
「好。再会」
我们告别之后,走上了各自的归路。
到了现在,脚下也不是那么难走了。
就如一辅所说的那样,路虽然有些陡峭,但是是条捷径。我正转辗于山坡时,不知何时路开始下坡。
(嗯,这可真是万幸…)
虽然天空越来越暗,但是照样子来看\r在下雨之前我能找到宿处。
似乎没有什么必要着急赶路,我慢慢地走在路上。从对面走来两个男人。
「呀,糟糕了。在我回家之前可千万不要下雨啊…」
「嘛,没关系的吧。堤坝也建好了呀」
那是去相邻的村子,办事或者买卖的人吧。我向他们微微点头擦身而过。
「话说回来,啊…」
「哦哦。那个人柱的丫头?」
在说狭雾。虽然不想但还是注意到了,我加快了脚步想要甩开那声音。
「啊呀,真是顺利啊」
「是啊」
;__■デバッグ用埋め込み_
我不意间停下了脚步。真是顺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转过身去,仔细听着男人们的谈话。男人们没有注意到我停下了脚步。
「不过,那么笨的花招怎么没被发现呢?」
「嘛这就是所谓笨蛋中笨招啊」
花招…?什么意思?
「无论抽哪个签,都能让那个丫头抽到不是么?」
(!!)
「嘛那个丫头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的啊。\r 最多就是神社的老爷子,烧饭不方便而已啊」
「不方便的,可不仅仅烧饭吧?」
「啊呀。怎么?那个老爷子,\r 还把拿丫头包养了不成?」
「不考虑自己得失做这种事情的人怎么可能有呢」
「还有这等好事」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啊」
男人们的淫笑,回荡在森林里。我掉转脚步,向两个人走去。
「话说回来,那个丫头做人柱啊,有点靠不牢啊」
「呀,是啊。那样毛手毛脚的丫头,\r 真不知道是不是能撑住那堤啊…」
「没错啊。哇哈哈…」
我已经,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
我冲过去拽住了其中一个,\r狠狠掐住了他的脖颈,把他按在了地上。
乓地一声。
「哦哇!怎么了!」
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我毫不留情地将他的手臂反转过来压住他的头颈。
「啊,啊…」
「刚刚所说的可都是真的?!」
另外一个站着的人,想要上前抓住我。
「喂!你在干什么,混蛋!?」
我用剩下的一只手从行李中刷地一下取出短刀,\r抵在了在地上呻吟着的男人的喉咙口。
「咦呀啊啊啊啊啊——!!」
「喂,喂。你冷静一点,行吗?」
「我问你人柱的事情是真的么。回答我!!」
两个人面面相觑后,猛地点头。
「村子里的人,大家都知道么?」
「虽,虽然不是所有人…」
「但是,大部分人应该都知道吧…?」
听到这些的一瞬间,\r我向着村子狂奔起来。
「狭雾…狭雾…!」
…怎么会这样。你是被陷害的。
你曾相信那是崇高的使命,\r但是那却掺杂着众人不可告人的私心…
#text_off
『…为让村子里的人,永远幸福地活下去…』
于是就是为了这样的一群人,献出了你自己的生命么。
我全力地奔跑着。尽管呼吸困难、头晕目眩,途中好有几次都忍不住地呕吐。
但是,我决不会停下脚步。强烈的愤怒和憎恨,驱动着我的身体。
于是翻过最后的山顶,\r树林间依稀可见对面的村庄。
回过神来,周围已经暗得令人发毛。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在了我脸上。原来是雨滴。
这并不是夜晚的黑暗。漆黑的雨云,不经意间已经布满了天空。
到达堤坝的时候,雨已经倾盆而注。我一个劲地朝着狭雾被埋的地方跑去。
「这里…」
终于到达目的地,但是洞口已经被填地严严实实,\r并且上面还堆满了泥袋。
「狭雾!等着,现在就把你救出来!」
我攀上土墙,把泥袋一个一个搬起
扔到一边。
好不容易搬了一半的时候。从我背后,传来了人们的脚步声。
「喂!你在干什么!?」
是巡视着堤坝有没有决口的人吧。我已经被他们围住。
我不顾这些继续地挖着。
「你这混蛋!你疯了么!」
这么说着,上前向打算抓住我。我没有办法只得转身拔出怀里的短刀举到头顶。
「这,这家伙怎么了!?」
「挥着危险的东西,这家伙…」
虽然嘴上叫骂着,毕竟不敢靠近。我大叫起来恫吓着村民们。
「你们才是混蛋!\r 狭雾…狭雾她,是上了你们的当才被埋在这里的吧!」
男人们停了下来,脸上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这就是承认了这个事实的证据。
「这,这家伙!是那个呆过神社的家伙!」
有一个男人喊了起来。原来有认得出来我的长相的人。
「什么?」
「哦哦,是啊…」
「外人懂个屁!」
「没错!滚出去!!」
我咬牙切齿。
「就算是外人也明白。\r 你们是最卑鄙的人啊!」
男人们被我震慑住,纷纷后退。但是,我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没办法,报出我的身份吧…)
我的身份,以及我到这个村子的目的。
说不定会有人不相信。\r但是多少可以争取下时间。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是…」
我下定决定开口。\r但声音却戛然而止。
邦地一声!!!
身后传来强烈的冲击,我倒在了泥袋上面。
「呃…!?」
想要爬起来,但是身体却完全动不了。朦胧地可以看见拿着棍棒一样东西的家伙。
「外人根本没说话的份。滚吧!」
「呃…」
我就这么被男人们围殴着,
然后被抬离了堤坝。
「喂!你可别怨我们!」
咚地一声!
我就像垃圾一样,被扔在了地上。
「村子里啊,有村子的苦衷啊。\r 轮不到你来插嘴!」
一边说着一边向我吐着吐沫。
男人们回到了堤坝那里。
冰冷的雨点打击着我的全身,\r但是我的身体却忘记了疼痛,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村子的苦衷…?为了这个什么苦衷,就欺骗了狭雾么…?
这不是允许不允许的问题了。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そんな事が行われたという事が、人として信じ難かった。
「狭雾…可恶,绝对…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这么说这,我挪动着自己的脚\r朝着堤坝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这里走。但是,我却知道我想要去哪里。
走在熟悉的路上。这条是通向鹭宫神社的路。
从院子绕过神殿走向神社的内院。登上走廊,沿着廊下走进建筑的深处。
我要去的,是远离神殿的。狭雾的房间。
刷地一下把拉门打开,穿着鞋子就踏进了房间。
…于是,\r在房间的角落,静静地躺着。
有着银弦的琴。用狭雾的话来说,那就是能实现愿望的宝物。
但是,虽然终于是到了这里
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
「满足了么…?」
房间里倾听着的只有那把琴。好似要被黑暗吞噬的房间中,银色的琴弦闪烁着妖艳的金属光色。
「你这家伙这样就满足了么?」
于是,就这样看着琴的我的脑海中\r突然浮现出奇妙的回答。
「啊…是么」
我又一次向琴问起话来。当然没有期待过回答。
「喂,是这么回事么?」
也就是说。
狭雾曾许愿『让村子里的人们幸福』。但那是以狭雾自己的不幸作为代价的。
然而,狭雾说过,她自己能奉献就很幸福了。
照这么想下去,现在的狭雾\r理应是幸福的,完全谈不上什么不幸。
被那些卑鄙的人们欺骗陷害,\r结果只有狭雾自己满足在『幸福的状态』中。
「切…」
我咂着嘴。那我究竟执着地想要做什么啊。
就算跑来这里,又能怎么样呢。再怎么惊慌失措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吧。
(对了,拜托一辅来帮我吧…)
现在的我除了救出狭雾外,别的什么都无心去想。如此考虑着,我正想走出房门。
轰!隆隆隆…
好大一声雷。银弦反射了雷光,闪耀着。
此情此景。顿时让我心中沸腾着某种负面的情感。
…愤怒?憎恨?
不,应该再简单些…\r恐怕,这只是迁怒而已吧。
这里已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琴依旧保持着琴而已。原来我想怨它么。
「呐…琴啊。你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r 你到底,可以做些什么?」
我知道这并不是琴的作为。本身,我就并不相信『实现愿望』什么的话。
我保持着清醒的神志。正因为如此,这样奇妙的情感我想就如此留在这房间里。
狭雾说这把琴能够实现愿望。至少我想要否定这点。
并不是靠着它的力量。
…狭雾是依着自己的力量和命运,\r…自己期望着这座村庄能够得救。
我明白这样做是侮辱狭雾所坚信的东西。\r但是我却无法阻止自己。
「不是你这家伙的力量…\r 狭雾她…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我高高地举起那把琴,\r用力将它摔在了地板上。
邦的一声 !
「呃…!」
琴如此的脆弱,残骸散乱一地,琴弦弹了出来,狠狠地划破了我的手。指甲上有一条红线在流动,慢慢地渗着血。
「怎么…这算得上是天罚么?」
我有些愉快地笑了。我瞥了一眼已经粉碎的琴。
就在那时。
轰隆隆隆——!!
从未听见过如此强烈的雷鸣,\r咣咣地,大地颤抖着。
没错,雷是落在了村子里。
(…狭雾!?)
我预感到了。我不假思索地冲了出去,从走廊到庭院。
连滚带爬地奔下了石阶,\r朝着那个我预感到的地方,拼命跑着。
外面的雨点已经大到好似土沙。水雾遮住了我的视线。
视线再次豁然开朗的时候。
发现堤坝那里一片混乱。
;◎雨
因为之前的大雨,\r水位已经到了极限。
我可不想再被扔出去。\r小心地靠近着。
堤坝的中心,狭雾被埋的地方,\r有根巨大的看似圆木的东西横在了那里。
原本沿着堤坝矗立着的一棵大树,\r凭空消失了。
不,这不是凭空消失。
刚刚横在那里冒着黑烟的圆木,\r就是这棵刚刚被雷劈倒的树。
(但是,连那样的巨木都…)
在倒下的树旁边,传来了各种怒号和悲鸣,异常混乱。看来,好像有几个人被压在了下面。
「…说不定现在还能救出来」
必须利用现在的混乱。\r我靠近了埋着狭雾的洞穴。
(狭雾…拜托,一定要活着啊…!)
我一心祈祷着,继续用手搬着泥袋。
(可恶…快,再不快点的话…)
;◎雨
既担心被人发现,也担心着暴雨。像是瀑布那样冲下的暴雨,沿着堤坝的下面涌下来。
如果雨积在了洞里的话,狭雾不可能没事的。
空洞声…
「嗯…?」
不停掘着土的手,不经意间穿过了土层。我试着把手伸了进去,里面是空的。
「就是这里!」
我用拼命扒着土,把洞口挖大。没错,这就是狭雾被埋的地方。
「狭雾,狭雾!」
我用着不会被周围发现程度的声音,最大限度地叫喊着狭雾的名字。但是,没有反应。
我继续挖着周围像是空洞的地方。被挖开的部分,雨水不断地涌入。
(混蛋…)
总算是挖出个小孩子可以进出的洞口,\r那黑暗的洞中,好像可以看见什么。
「那是?什么,白色的…」
白色的棒状样的东西,
「狭雾!!」
狭雾皙白细长的手臂。我把上半身探进洞口,试着抓住那只手。
(………!)
那条手臂冰冷地令人寒心。我排除脑中一切杂念,抓着手臂狠命地拉着。
终于,把浑身是泥的狭雾从洞穴中拉了出来。
「狭雾!喂!」
我轻轻地拍着脸颊。但是没有反应。
(不会吧…喂,这不是真的…)
我把耳朵贴在狭雾的胸口。
「…呜嗯…」
还有呼吸。还活着。
「太好了…狭雾…」
我紧紧抱着浑身冰冷的狭雾。要是狭雾恢复意识,看到我哭成这样怕是肯定会被笑的吧。
「…咦!你怎么…」
从昏暗的对面传来的声音。糟了,被发现了么…
「啧…!」
「你这个时候在这里干什么!」
村民们纷纷赶了过来。
想要背着狭雾逃走的我瞬间被包围了。
「这,这家伙,是刚刚的混小子!」「混蛋,真是不吸取教训!」
村民们猛地向我扑来。
头部腹部被殴打了好几次。
背着狭雾的我完全无法抵抗,\r只能束手待毙。
回过神来,我就这么抱着狭雾\r落进了洞中。
意识朦胧中,\r从不绝于耳的雨声那边传来了村民们的声音。
「这家伙也一起埋了吧!」
「哦哦,对对。再也不能让这个外人妨碍我们了!」
想要拼命爬出来,但是身体不得动弹。
然后。
洞口好像被封住了。
意识逐渐远去,\r能感觉到的只有狭雾冰冷肌肤的触感。
我会就这么和狭雾一起死去吗。
结果,那把琴到底是实现了狭雾的愿望了呢…
(完)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textbox messagehalf,name
在看不到一丝星光的漆黑中,\r祈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静静地、静静地、彷如银铃一般。\r如虚如幻的声音慢慢地靠近。
朝声音的方向伸出无形的双手。\r并不是想要抓住什么,只是把手伸过去。
于是,在彼端传来了一丝淡淡的光亮。\r那细小的光亮,渐渐地扩大了。
星星?不,那不是星星。\r比星星的光辉更加寒冷、苍白……
#text_off
      对,是银色的――
#textbox message,name
;setwindow 0,400,35,20,21,21,0,1,1,1,1,#ffffff,0,0,639,479 ;高嶋専用
「欢迎光临!」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辛苦了」
「辛苦了,明天也拜托了」
一天的营业结束了,其他人都回去后,\r姐姐总是会来我的房间里聊聊天。
#text_off
「今天的客人也很多呢,姐姐」
「是呢,真是可喜可贺」
姐姐看上去不怎么高兴,显得有些无奈。\r最近一直都是这样,我也有点担心了。
「……姐姐,看上去不怎么高兴呢」
「没那回事」
「是吗?但是,总觉得姐姐最近没精神……」
「一定是因为累了吧」
「那也是,因为姐姐总是很忙碌的……」
随着餐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姐姐的辛劳也成比例的增加了。\r连我都觉得忙碌了,姐姐应该还要更加忙碌了。
「但是,忙碌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啊,朝奈。
 因为客人竟然为了我这样的手艺而来,真是难以自信啊」
「会吗?我只要是姐姐做的饭菜,都喜欢」
「但是,离爸爸做的味道还差得很远……」
这就是最近姐姐烦恼的根源了。\r姐姐一来对自己的厨艺没有信心,二来为餐馆的生意能这样兴隆而感到诧异。
而我认为姐姐的厨艺并不差。\r只是姐姐拿来作比较的对手厨艺太好了。
我们的爸爸已经不在了。\r于是姐姐把爸爸做出的味道很多都神化了。
「没办法啊,姐姐。\r 因为是我们的爸爸,当然是比不过的啊」
「朝奈……」
我笑着说。\r正是这种时候,笑脸是最需要的。
「虽然没有达到爸爸的程度,但姐姐做的料理很好吃哟。\r 所以别摆那样的脸,放心吧」
「……谢谢,朝奈。稍微精神点了」
「就要这样,精神饱满是最重要的哦,姐姐」
「但是还真有点难为情,竟然被身为妹妹的你鼓励了。
 明明你和我一样也是很辛苦的……」
「没,没这样的事哟,姐姐。\r 再说,有我这样的妹妹真是对不起」
「胡说什么啊,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妹妹啊,朝奈。
 能被如此可爱的妹妹鼓励,姐姐真的很高兴呢」
「谢谢。但是总觉得这是乏趣的谈话呢」
「就算乏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失去双亲的姐妹肩并肩在一起……不是很美吗?」
「话虽如此。但是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r 谈论下喜欢的男人的话题不也挺好的吗」
我觉得现在姐姐需要的不是直视现实,\r而是能够忘记忙碌的心情转换。
「确实如朝奈说的那样,但现在,有那样的闲功夫吗?」
「姐姐,不是有没有闲工夫,\r 而是要自己去创造的哟」
「所以说,没有去创造的时间。
 哪怕是能有一点时间,我也要更加努力地学习厨艺……」
「姐姐……」
;▼以下、若干文章減らし。
;あたしはこういうお姉ちゃんの考えを悪いと思わない。
;実際、お店のために身を削って頑張ってくれてるのはうれしかった。
;でも、やっぱりそんなに無理をして欲しくなかった。
;お姉ちゃんの無理が生んだあたしの幸せなんて、本当の幸せじゃない。
;お姉ちゃんは元々こういうところはあったけど、
;お父さん達がいなくなってから本格的にこうなった。
;店を守るため、そして、妹のあたしを守るため……
;全てを背負って、いつも追い詰められたようなことを言う。
;そんなお姉ちゃんを傍でいつも見ているのは、
;このあたしには辛すぎるように思えた。
;◆英訳挿入
我虽然不觉得姐姐这样的想法不好。\r但是,我不想姐姐那么勉强自己。
姐姐原本就有点这样的性格,\r爸爸不在了以后就完全变成这样了。
为了守护这家餐馆,还有,为了保护作为妹妹的我……\r全部都一个人背负着,总是说得仿佛已经陷入了绝境。
在身边总是看着姐姐这样,\r对我来说似乎也太过痛苦了。
「姐姐,没有我能够做的事吗?」
「诶?」
「总觉得现在都是姐姐一个人在承担着,\r 我在一旁看得痛苦」
「没问题的……朝奈不用担心。
 而且,你不是已经到餐馆里帮我忙了吗?]
「但是,我并没有姐姐那样辛苦。所以……」
「现在爸爸和妈妈都不在了,我是你的抚养人。
 对我来说是有责任让你幸福的」
姐姐断然拒绝了我的请求。\r这样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到离姐姐好远。
因此
;"■表现出有点悲伤的样子",*s3_1_1,
;"■表现出有点生气的样子",*s3_1_2
#text_off
我这么说也是出于一番苦心好意,\r姐姐却完全不明白我的心意。
我对姐姐这迟钝的发言有点生气了,\r稍微狠了狠心地说道
「也不用这么说吧,姐姐。\r 我也是担心你才苦心那样说的」
「对,对不起」
「而且我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r 明明和姐姐也差不了几岁……」
「但是,我是你的姐姐,朝奈。
 不能那么不负责任的考虑事情的」
「我又不是要你变成不负责任的人。\r 只是希望你能再多一点点的依靠我」
我这么一说,姐姐就用有点严厉的眼神朝这边看来。\r这样的时候大都是说些责备的话。
「这样的话请好好地做好你的工作、朝奈。
 你就会光说不练,工作上老是出错的话,想要拜托你也拜托不了啊」
「唔……」
「至少能够有我一半能干的话,\r 我也会很高兴的去依靠你的」
「…………」
「但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待哦」
这么说的话,我就很没面子了。\r实际上,就和姐姐说的那样,工作上老是出错。
「……果然,我还是很没用呢……\r 就算是餐馆以外的事也老是出错…………」
「也,也不用这么低落,
 我只是想让你更加努力点,明白吗?」
「嗯……对不起,姐姐」
「没关系,所以――」
我想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姐姐,\r就表现出有点悲伤的样子。
「……果然,我还是很没用呢……\r 就算是餐馆以外的事也老是出错…………」
「也,也不是因为这样。该怎么说呢……」
「所以,果然对姐姐来说是需要一个好人啊。\r 能够尽心尽力地支持着姐姐的好男人」
「说什么呢,怎么又回到这个话题了啊。朝奈?]
「嘿嘿,就是这么回事。但是,这也是事实啊」
「……虽然不能否定,但我也不认同」
「为什么啊?」
「就算能够尽心尽力地支持我,说到底也是他人,不是家人啊」
姐姐冷冷地说道。\r声音的背后,明显感觉到那要保护我们家族羁绊的姐姐。
「确实现在是这样。但是变成家人的话不就好了嘛」
「……什么意思,朝奈?」
「我是说,找个好对象做姐姐的丈夫啊。\r 那样的话对我来说也有了哥哥,不就变成了家人吗?」
「…………」
「因为就算是妈妈,一开始对爸爸来说也是他人啊。\r 这样考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吧?」
「虽然确实如此……」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是靠不住的啊。\r 这是一起在餐馆里工作的姐姐最清楚不过的了」
「……但是,好对象可没那么容易找到啊。
 餐馆里的活又忙,所以才没空啊」
到这里总算差不多把姐姐说服了。\r当然我要给姐姐最后决定性的一击。
「那样的话不用担心哟。\r 因为我会好好地找姐姐的未来丈夫的」
;■ここ、ボイスなし。それっぽいのを探そう。
「诶?」
「因为姐姐光是做菜都已经竭尽全力了。\r 还要去招待客人,所以呢」
「即使你这么说……」
「放心吧。我会好好地制造机会帮姐姐牵线的」
「但是……」
「够了,姐姐真是优柔寡断!!\r 就算姐姐不同意,我也会去做的了」
「朝奈……」
我就这样强行结束了话题。\r已经对姐姐犹豫不决的话听都不想听了。
姐姐看了我一阵子后,\r结果最后就这样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时看姐姐的背影跟餐馆里看到的不一样,\r看到的不是能干可靠的姐姐,而是每天都操劳过度的姐姐。
果然对现在的姐姐来说是需要一个能够依靠的好对象。\r这样的话姐姐也会比现在更加更加的温柔。
因为我想再次看到能够陪我一起好好地玩耍的姐姐,\r现在我决定要使用秘密武器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今天也是好天气啊」
抬头一看天空,就感到那强烈的阳光。\r明明夏天也已经结束了,但残暑好像一直霸占着不肯走。
「陆军的工作也并非那么忙……\r 天下太平是幸福的事啊」
;▼言い回し修正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来回走动着。\r但是,这样的想法一定不会被表扬的。
「要侮辱名门锅岛家的家名,吗……」
这是很久以前被说过的话。\r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寻求战乱时代的我了。
我否定似的轻轻地摇了摇头,\r我环视周围,看看有没有庇荫处。
[嗯,那边是……]
那就是最近流行的,咖啡、西餐都能吃到的地方吗。\r这时候,看到那里有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正在送客。
「――谢谢惠顾!」
我被那朝气的声音所吸引,不禁走近去看看。\r这时候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笑着跟我打招呼。
「你好,乐意的话进来吃顿饭怎么样呢?」
「吃饭……是西餐吗,小姑娘?」
「是,是的。非常好吃的,有请!」
「这样啊,那么我就打扰了――」
「谢谢!欢迎光临!」
话还没说完就被强行拉入餐馆了。\r与可爱的面容相对应,很有活力的少女呢。
「请问……似乎强行把你拉进来了,真的对不起。]
一进到餐馆内,刚才的少女突然就变得温顺起来了,\r急忙低下头道歉了。
「不,没关系哦,我本来也想找家餐馆吃饭的」
「真是个好人呢,你能这么说就好了。\r 啊,座位在这里可以吗?」
「哪里都可以。嗯……」
「啊,我马上就去给你倒水。对了,请问……」
这个小个子的女招待突然变得慌慌张张。\r我对她这莫名的慌张倒觉得挺有趣的。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诶,那个,我有个失礼的请求,不知……」
「什么?」
「请问,将校您可以把名字告诉我吗?」
「我的名字?我叫志朗,锅岛志朗」
;▼言い回し修正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又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我就回答了。\r这时候,她似乎高兴得要跳起来,非常精神地鞠了个躬。
「谢,谢谢你!\r 还有,也许是多余的事情,我的名字叫佐佐井朝奈」
「朝奈,是吧?」
「是,那么,我马上去给你倒水!」
「嗯,拜托了」
有朝气的女招待朝奈,说完就跑开了。\r但是,过了一会,在我面前出现的是另外一位女招待。
#text_off
「欢迎光临,让您久等了」
「诶,啊,嗯……没关系」
我呆呆地看着这位女招待为我倒上了冰水。\r然后她非常有礼貌地行礼后,温和地问道。
「要是决定了要点什么的话,请叫下就近的服务生」
「啊,请问,请稍等」
「……有什么事吗?」
;▼表現修正
「没什么,只是刚才那位女招待\r 说过会拿水过来的……」
说出口后,就后悔自己说了这么无聊的话了。\r况且这为女招待看起来是成熟稳重的。
;◆英訳挿入
「……刚才那位?我想那应该是我的妹妹了。\r 妹妹失礼了……」
「那么你是朝奈的……」
「是的,我是她姐姐夕奈。妹妹不怎么懂礼仪,\r 对您有什么失礼的地方真是非常抱歉」
「啊,没关系……」
稍微有点吃惊了。\r虽然这姐妹俩的相貌的确多少有点相似,
但是,和非常有活力的朝奈相比,\r姐姐夕奈非常的沉着,看起来比我还要成熟。
「妹妹也不是个小孩了,虽然让她来餐馆里帮忙,\r 但是招待客人这方面总做得不好……」
「哪里,不是一个很开朗的好妹妹么。\r 我觉得夕奈也不必这么在意」
「您这么说,作为姐姐我真的非常高兴,请问……」
「志朗,锅岛志朗」
「好,谢谢你,志朗」
「哪里哪里,正因为有像夕奈这样体贴的姐姐\r 朝奈才能这么轻松愉快的工作呢」
「……因为妹妹和这个餐馆就是我的全部……」
这时候在夕奈的瞳孔里,仿佛映出了妹妹的身影。\r我突然有点感触,就和夕奈说道。
;"■「……真的很羡慕你」",*s3_2_1,
;"■「就没有其他什么了吗?」",*s3_2_2
#text_off
「就只有朝奈和这家餐馆吗……\r 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了吗?」
想了想后才发现这是很凄凉的话题。\r这个年纪的女孩的话,应该还有其他更多更美好的事的。
「有这些就足够了,其他什么也不需要了」
「是……这样吗?」
「嗯。我认为对于我们人来说,\r 真正重要的东西,并不是有很多的……」
确实是这样。\r我这庸俗的提问,只会是羞辱了夕奈而已。
「你说得很对。\r 对不起,问了一些多余的事……」
「没关系,别在意。\r 因为这样和您说话,也可以转换一下心情的」
;▼テキスト減らし
夕奈笑着说道。\r但是,我知道这也是她的工作之一。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
「……真是对好姐妹啊,真让人羡慕」
;▼テキスト減らし
这是我的真心话。\r我要是也有兄弟的话,就会有别的生活方式了吧。
「志朗……」
「我没有兄弟,是独子。\r 所以很羡慕你们……对不起,说了些奇怪的话」
「不,没关系……要是乐意的话,请您下次再来。\r 我和朝奈,一直都在这里的」
「……谢谢您,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的……」
「好的」
就这样,我在佐佐井亭度过了一段时间。\r走出餐馆的时候,美人姐妹还特意送我。
「谢谢光临,请下次再来」
「敬请下次光临」
「多谢款待。很好吃哦,下次还会来的」
最后那样说完后,就离开了餐馆。\r就算走了一段路,背后也可以感觉到那对姐妹目送的眼光。
不过,这次找到了家不错的餐馆。\r我决定下次再来,然后走上了回家的路。
「辛苦了,朝奈」
「姐姐你也是」
今天漫长的一天也结束了。\r接下来是每天的惯例,就是和姐姐聊天的时间。
「说起来,姐姐,今天的那个人……」
「诶?那个人?」
「就是那个人啊。嗯……叫什么来着?」
「鍋島志朗」
「对对,就是那个志朗!\r 哇,姐姐也有好好地问过他名字啊」
看来是不能小看姐姐啊。\r昨天还说什么自己跟男人无缘的。
「诶,嗯……啊!朝奈\r 你跟志朗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吧!」
「奇怪的话?」
;▼テキスト減らし
;◆英訳挿入
「不要跟客人说些多余的话。\r 为什么就不听我的呢?」
我很清楚姐姐要说些什么。\r不过我故作淘气地回答姐姐。
「我原本就是打算给你们制造机会的呢。\r 因为那个志朗,感觉是个很好的人啊」
「朝奈……你呢……」
「可能姐姐忘记了我昨天说的话,我可是认真的哟。\r 要为姐姐找个好对象」
「所以,你今天就让我跟志朗谈话?]
「对,就是这样。但是,要是我不那么做的话,\r 姐姐是不会在工作中和客人聊天的吧?」
「当然了!」
「但是,这样的话,你花一辈子也找不到恋人的啊。\r 因为姐姐能够和别人接触的地方,除了餐馆就没有别的地方了」
「虽然是这样……」
「难不成姐姐要丢下餐馆到街上去寻找恋人?」
「这怎么可能」
「对吧?所以说,理所当然的,姐姐的恋人是\r 不得不从客人里面选择的」
「…………」
「我就觉得那个志朗不是坏人。\r 姐姐你觉得呢?」
「嗯……还不错」
「那么,喜欢吗?」
;▼言い回し変え
;◆英訳挿入
「什么呀,为什么突然就说到这里来了呀!?\r 今天跟他可是第一次见面的呀?」
「所以呢,姐姐你要把志朗变成我们餐馆的常客,\r 这不正是姐姐发挥的时候了吗」
;▼テキスト減らし
;◆英訳挿入
「怎么行呢,要去特别优待某个客人,\r 我是做不到的,而且这是不能做的事啊」
「没问题的啊,姐姐,我又不是要你那样做。\r 只是要你给他嫣然一笑,他就会迷上你的呢」
「……呃,不过只是笑一笑的话……」
「虽然成熟稳重的姐姐也不错,但千万别绷着脸哦。\r 就算只是笑一笑,也会一下子让姐姐美丽很多的哦」
「哪有你说得那样……不过也好。\r 的确笑容也是很重要的」
「对对,笑容第一!」
「……朝奈,被你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是这样呢」
姐姐笑着说道。\r这是平常样子的姐姐,是在餐馆所看不到的姐姐。
在餐馆里的姐姐仿佛不是我的姐姐,\r只是佐佐井亭的女主人。
虽然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也明白姐姐是不得不这么做的。\r但是作为女人,现在的姐姐才更好。
然后姐姐回房间去了,房间里就剩我一个人了。\r看着这空荡的房间,我拿出了那个项链。
「果然……是这项链把那个志朗?」
今天别的男客人也来了很多。\r但是,只有那个人给我和姐姐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且姐姐看起来对那个人是有特别的感觉的,\r直觉告诉我这项链已经实现了我的愿望了。
「一定是这样。妈妈是不会对我说谎的。\r 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这是妈妈说的,所以……」
绝对不是谎言。这条项链已经把我的愿望实现了。\r那个志朗的出现,就是证明。
「还有……」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眼泪也似乎要涌出来。\r很伤心,很寂寞,对什么也没做的自己感到后悔。
「那就像是妈妈跟我离别的话。\r 在那样重要的时候一定不会对我说谎的」
妈妈给我的,只给我一个人的礼物。\r这是无价之宝。
妈妈在最后给了我这么宝贵的东西。\r什么愿望都能实现,仿佛梦一般的话语。
但是――
「但是我却什么也没为妈妈做。\r 明明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妈妈……」
也许因为我是女孩子,所以那也是无可奈何的。\r对于母亲来说,守护孩子就是生命的一切。
即使对死亡有所畏惧,但这什么也改变不了的。\r但是,就算明白这些,我还是想要救妈妈。
「虽然那时我什么也没能为妈妈做,\r 但我也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我了。而且,妈妈也一直在守护着我」
闭上眼睛,紧紧地握着项链。\r似乎感觉到和妈妈在一起,心里有种不可思议的平静。
为了我最重要的姐姐,\r我要以严谨的态度面对以后的事。
「仅仅向姐姐介绍是不行的。\r 果然还是要把他变成常客,那么一切就会从这开始」
还是又要借助妈妈的项链的力量。\r我把项链在面前举着,一次又一次诚恳地祈祷着。
「明天也请让志朗能够来我们的餐馆。\r 这也是为了姐姐的幸福,拜托了……」
静静地静静地,仿佛空间在这一刻静止了。\r我感觉到愿望通过项链,传达给了在天国的妈妈。
在喧嚣的街上,我优哉游哉地漫步着。\r中午的阳光很强烈,满身大汗让我很不快。
虽然经常被人说穿军服很合适,但我自己却不这么想。\r不过虽然这么说,但军服以外有什么是适合我的呢,我也不知道。
「再说军人这种职业,本来就和我的性格不相符吧」
我无奈地笑了笑,要是被家里的人听到的话,一定会被骂一顿的,\r因为这不是锅岛家的人应该说的话。
但是,我讨厌血腥的兵刃交战。\r所以,军服还是不适合我比较好。
「军服的话,那应该是……」
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穿着军服的人。
这时候――
「那是昨天的……确实是叫朝奈吧」
昨天那家西餐馆的女招待。\r心情不好的时候能跟那精神饱满的少女聊天的话,那是相当愉快的。
边这么想着边向那边走去,对方似乎也察觉到我了,\r小跑着过来了。
「啊,欢迎光临,志朗」
「你好,朝奈」
视线无法跟矮个子的朝奈相对。\r我就稍微弯下了腰,温和地和她打招呼。
「啊,我的名字,你还记得呀?」
「嗯,是个好名字,跟姐姐的名字又是成对的,很好记呢」
「嘻嘻,谢谢。\r 但是……我只是姐姐的附属品」
「呃,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朝奈这名字是为了配合夕奈才取的呀?\r 所以,正是有了姐姐的夕奈,才有我的朝奈啊」
「原来是这样……但是,这不是你姐姐的责任吧?」
「当然了,因为我很尊敬姐姐的。\r 名字能和姐姐成对,我非常高兴呢!」
真的很开心地说着。\r这是打从心底里对姐姐的仰慕。
对于独生子的我来说,真有点羡慕,\r我对朝奈说道。
「有像朝奈这样的妹妹,夕奈也很高兴的吧。\r 仿佛能看到她那开心的脸孔呢」
「如果是这样就好。我呢,是个冒失鬼,\r 一直都给姐姐添麻烦……」
「有什么的,这也是作为妹妹的可爱之处哦」 
「是啊。我也想这么想的。\r 姐姐虽然平时比较严厉,但是全部都是为了我好呢」
「很好很好。能这样想的孩子,最近几乎没有了哟」
「嘻嘻,你这么说我会害羞的,志朗。\r 啊,别站在这里说话了,请到里面来吧」
「嗯,好的……」
「姐姐也在等着志朗哟。来吧」
朝奈说完就拉起我的手,\r把我往餐馆的方向拉去了。
虽然还是这样的野蛮,但并没有不好的感觉。\r我在朝奈的带领下,走入了餐馆。
「那么志朗,请坐」
「诶……?」
朝奈在把我领到了空座位后,\r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从我面前离去了。
「……很奇怪的女孩啊……」
我呆呆地目送着朝奈离去,\r只好等着别的女招待过来。
不久,别的女招待过来了。
「欢迎光临,志朗」
「啊……你好,夕奈」
「你好。今天也来了呢」
轻轻地笑着说道。\r夕奈的微笑,给人一种新鲜的感觉。
「嗯,在餐馆门前被朝奈抓住了……」
「那……真是非常抱歉。真是的,那个孩子……\r 都已经跟她说过好多次不要这样做了」
夕奈的表情有点严肃起来了。\r虽然这不会有损她的美丽,但我还是温和地劝解她。
「请原谅她吧,夕奈。\r 这也是朝奈她以自己的方式为姐姐着想的」
「但是……」
「朝奈说过,对姐姐很尊敬的」
「朝奈说了这样的话啊……」
「喜欢或者讨厌的话倒是很平常的。\r 但是,尊敬的话就不一样了吧?」
「那也是……虽然是如志朗所说那样」
「所以,可以说朝奈是把姐姐当成自己的荣耀的,\r 我觉得夕奈也应该对妹妹更加信任些」
「是这样吗?」
「嗯。昨天也说过了,在我看来,可是非常羡慕你们的」
;◎照れ
「你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
;▼表現簡略化
夕奈对于我说的话,与其说是谦逊,更显得害羞。\r对于为家人着想的女性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赞美的话了吧。
「很遗憾,我并没有怎么被家人表扬过的。\r 因为这样,看到像夕奈你们这样的姐妹就不禁……」
;▼表現変更
;◆英訳挿入
「这是志朗幸福的证据吧。\r 我们姐妹俩不互相帮助的话就不能活下去了」
「这……」
「请不用摆这样的脸。\r 只是双亲死了,只是这样而已」
只是,像是要鼓励我一般明快地说着。\r但是这话题也太过于沉重了。
「双亲已经死了?」
「就是这样,不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r 我们姐妹俩也已经习惯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这,这……真的非常抱歉。\r 说了不该说的话……」
「所以说,请不用摆这样的脸。\r 因为让客人露出开心的笑容,是这个佐佐井亭的职责」
「啊,是!」
我慌忙作出了笑脸。\r见到我这样,夕奈偷偷的笑了。
;テキスト減らし
她能够露出这样的笑脸,\r一定是花费了很多时间的吧。
对于昨天才来过这里的我来说,是无法想象得出来的,\r这让我对这个叫佐佐井亭的餐馆更加感兴趣了。
「夕奈姐姐--」
今天漫长的一天也结束了,\r又到了我和姐姐的聊天时间了。
「怎,怎么了,朝奈,发出这么奇怪的语调?」
「今天的气氛很好呢,我都看到了哟」
「啊,朝奈!」
「嘻嘻,姐姐也很厉害呢。\r 一直都是故意作出来的笑脸,今天的笑脸很自然哟」
「不,不要戏弄姐姐。真是的……」
姐姐摆出了又生气又为难的微妙表情,\r但是变得通红的脸颊已经证明了现在的心情。
「我之前还觉得要找姐姐的对象是很件艰难的事呢,\r 为什么就不爽快点决定志朗了呢?」
「不要说这么失礼的话。他可是在军队里工作的……」
「所以?这个有关系吗?」
「总之很忙的!\r 他只是到我们这里来吃饭的一个客人。……仅仅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吗……?」
我有点淘气地问道。\r姐姐心里已经意识到了志朗,这是很明白的事实。
「是啊。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知道吗?」
「但是,这只是姐姐这么想的吧?\r 对方可能并不这么想哟」
「那么,你想说什么呢?」
「所以说,姐姐只是光顾着考虑志朗了。\r 比起这些,姐姐自己的心情呢?这才是重要啊」
「这,这个……」
「怎样呢?」
「不,不知道啊。\r 别乱说,朝奈。明明昨天才第一次碰面啊」
「那也是。但是,在我看来,\r 姐姐对他不是也抱有好感的吗?」
「……嗯,确实是对他有好感……」
「嗯嗯,一开始是这样,接下来会慢慢互相理解的,\r 然后就要让他成为我的姐夫……」
「真是的,朝奈!」
「开,开玩笑的啦,开玩笑!」
「拿姐姐开玩笑也请适可而止!」
姐姐提高了嗓子责备我。\r虽然一半是在跟姐姐开玩笑,但一半我也是很认真的。
单是谈论着这个很好的客人,就让姐姐这么开朗了。\r就算志朗没有和姐姐在一起,那也很足够了。
但是,如果能让因餐馆的事而几乎熬坏身体的姐姐更加精神开朗的话,\r就算姐姐怎么对我生气也没关系的。
「对,对不起,姐姐。但是……」
「没有但是!」
「我只是想,姐姐能够尽情的欢笑的话,那就好了」
「朝奈……」
「虽然可能会给姐姐添麻烦,但我是姐姐的妹妹啊。\r 所以我也会努力的,即使让姐姐生气……」
「……对,对不起,朝奈。我,对你的事……」
姐姐回到了以前的表情。\r但是,我想看到的是刚才的姐姐。
我急忙地挥着手笑着,\r想让姐姐恢复心情。
「没,没关系啊,姐姐,不用在意的」
「但是……」
「姐姐,比起我的事,你要优先考虑志朗的事哦,知道吗?」
「但是,我现在还没到喜欢的地步……」
「也不用勉强自己去喜欢的。\r 我只是,不想姐姐只顾着担心在意着我的事」
「……嗯,知道了。谢谢你,朝奈」
「对对,姐姐可是朝奈自豪的姐姐哟。\r 还是个超级美人,就算照平常那样做志朗也一定会……」
「是,是这样吗?」
「当然!要更加自信点哟。\r 而且姐姐还会做饭,能娶到姐姐的人可有福气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啊」
「问题?」
「是的,有一个问题。那就是……」
「什么什么」
「那就是跟着个会卖弄小聪明的妹妹!」
「姐、姐姐!!」
我生气地挥动着拳头。\r姐姐边阻止着我边笑得很开心。
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姐妹吵架了。\r虽然仅仅只是这样,但心里觉得暖暖的,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就这样愉快地打闹一阵后,\r姐姐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经过这次的聊天,\r我发誓要让姐姐和志朗的关系更进一步。
「虽然姐姐保持这样也是不错……」
我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开始计划着。\r为了姐姐,接下来要更加努力了。
「总觉得无论是姐姐还是志朗都对这种事没经验,\r 果然还是很需要我的帮助啊」
从今天的气氛看来,志朗应该会再来餐馆的。\r所以,我有必要做出更加有力的支援。
「唔,唔,就要就要……对了,要是能发生什么事件的话就好了!」
比如说,在餐馆里发生一件小事件。\r当然,要等志朗在的时候。
在姐姐感到为难的时候,志朗英姿飒爽地出现了,\r爽快地为姐姐解难。
这样的话,姐姐就会更加喜欢志朗了,\r也可能会成为志朗与姐姐的关系更近一步的契机。
「嗯嗯,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好办法吧」
那么就决定了!\r我决定马上向妈妈的项链许愿。
「妈妈……为了姐姐,又要向你借助力量了」
如果姐姐能变得幸福的话……现在我是全心全意的。
「我许愿,希望姐姐发生了什么事,\r 然后志朗能够巧妙地解决,虽然有点难,但拜托了!」
认真地认真地,向项链祈祷着。\r时间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了……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
轻轻地说出了心里的话。\r话语乘着这愉快的轻风,飘向远方消失了。
我也不是因为天气好才在街上走的。\r但,我好像被什么引导着,又向着那个地方走去了。
「啊,欢迎光临,志朗!」
一来到餐馆,朝奈就机灵地发现了我小跑着过来了。\r佐佐井亭还是和昨天一样生意很好呢。
「我又来了,朝奈。今天也很是精神饱满呢」
「谢谢你!因为精神饱满就是朝奈的长处了!」
「很好的长处呢。今天的客人也很多呢,\r 朝奈也应该很满足吧?」
我说完后,朝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r那是比昨天更加灿烂的笑容。
「不过做菜的姐姐就非常忙碌了。\r 但对餐馆来说是最好不过了」
「这样啊,夕奈还要做菜啊……」
这真是很意外。\r昨天还陪我聊了那么长时间……
「是哦。很厉害吧,我家的姐姐?」
「确实很厉害。我还以为只是负责招待客人的……」
「姐姐,跟我可不一样了,\r 什么都会做的哟」
朝奈高兴地说着。\r朝奈那为姐姐感到自豪的神情让人感觉不到那是自卑的话。
「原来是这样。那么,今天是见不到夕奈了吧?」
「啊,没有这回事!\r 姐姐招待客人也比我好的,马上就来了」
「比朝奈更好!?这真是……」
与其说是佩服,更是让我感到吃惊了。\r接着朝奈又很高兴地说道。
「真的很厉害哟,我的姐姐\r 又是个超级美人,难道你不觉得作为妻子是最好的人选么?」
「是这样呢。可以说跟我这样的人相配简直是浪费」
可以看到朝奈口中的夕奈散发着光芒。\r和连个像样的军人都做不了的我相比的话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是,朝奈在仔细地打量了我之后,\r轻轻地笑着说道。
「……志朗……也是很出色的人呢,这可不是开玩笑」
「啊,谢谢。即使是奉承的话我也很开心哦,朝奈」
「可,可不是奉承的话啊!」
「朝奈也很可爱哦。\r 又朝气又开朗……啊,当然这不是奉承的话」
;◎照れ
「真是的,志朗……\r 这些话呢,请对姐姐说哦」
朝奈害羞地从我面前离去了。\r虽然没有夕奈那么会说话,但是和朝奈聊天还是很开心的。
然后,夕奈代替朝奈,来到了我的座位。\r不慌不忙温和地和我打招呼。
「欢迎光临,志朗」
「哟,夕奈。我今天也过来拜访了」
「一直以来多谢关照」
「哪里,我才是,明明这么忙了还特地……」
「忙碌对我来说是很开心的事。\r 不过……朝奈是不是又说了什么多余的话呢?」
果然对于妹妹的事是比较严厉的。\r夕奈虽然还是轻轻地微笑着,但是口气已经表现出来了。
应该就这样把事实说出来吗?\r我稍稍想了想,然后得出了答案。
;"■毫不隐瞒,就这么说出来",*s3_3_1,
;"■包庇朝奈,稍微隐瞒事实",*s3_3_2
#text_off
夕奈看起来是很温柔,但是对妹妹却很严厉。\r虽然是些微不足道的事,我还是决定包庇朝奈。
「不,没什么……」
「……请不要娇纵朝奈。\r 那孩子,总是让客人包庇着她,这真的很困扰」
;▼台詞変更
「那,那是……」
「妹妹能够被疼爱作为姐姐我也很高兴,\r 但是不管过多久都是这么孩子气的话……」
「……对不起。从朝奈那里听到的是,\r 厨师也是夕奈但当的,仅仅是这些而已」
;▼ここも変更
;◆英訳挿入
「这样啊……」
「真是辛苦呢,要担负着这么多事」
「是啊,所以想要朝奈早点成为出色的人。\r 这样的话,我多少也能轻松点」
夕奈有点开心地笑着。\r一定是在想象着将来的朝奈吧。
说谎还是不好。\r我把事实告诉了夕奈,但还是为朝奈说好话。
「啊,其实,也不算是多余的事吧,\r 只是听说夕奈不仅要接待客人,还要负责餐馆的饭菜」
「是这样啊……真是非常抱歉,妹妹又……」
「没什么,夕奈不用道歉。\r 当然,朝奈也不用道歉」
「但是……」
;▼変更
「比起这些,朝奈又在夸奖夕奈的事呢。\r 真是一个好姐姐啊」
「哪,哪有那么夸张的事……」
「夸你料理也非常拿手,肯定会成为最好的妻子的」
「朝奈这么说?」
「嗯,夕奈做的菜确实很好吃……」
就这样我和夕奈开心的聊着,忘了夕奈其实很忙的。\r我只是陶醉在这热情的氛围中――
「怎么还没发生呢,现在正是很好的气氛呢……」
我从旁观察着姐姐和志朗的聊天。
「不快点的话,姐姐也很忙的呢」
并不是跟谁在抱怨,只是在焦虑着没顺利发生事件。\r昨天晚上我许愿要发生事件,但现在连一点预兆都没有。
「啊,姐姐走了……」
忙碌的姐姐不可能一直都在陪着志朗的,\r又回到厨房了。
变成一个人的志朗开始专心吃饭。\r吃完后,剩下的只是回家了。
「……阿-啊,最后还是回去了啊……」
之后姐姐没有再出现在志朗的面前,\r志朗吃完后付了钱,就离开了餐馆。
我无奈地往志朗的座位走去,无意间看了看桌上。\r这时候,一个好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
「啊,这是……姐姐,夕奈姐!」
我慌张地叫着姐姐。\r听到我的大声呼叫,姐姐绷着脸慌慌张张地出来了。
「朝奈!怎么能在餐馆里大喊大叫啊!?\r 而且跟你说好多次了,在营业时间里应该叫店长的……」
「对,对不起。但你看这个……」
我一边道歉一边把那东西拿给姐姐看,\r那是志朗忘记拿走的帽子。
「这是?客人遗失的东西?」
「是的……姐姐没察觉到什么吗?」
「诶,你指的是?」
「我是说,这是志朗的帽子!好像是忘记拿走了!」
「是志朗的?他有戴着帽子吗……」
「好像是没戴着,是手里拿着的。\r 总之,姐姐快点送过去吧!」
「知、知道了。那么,餐馆交给你了」
说完姐姐就拿着志朗的帽子,
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志朗~!你忘记东西了!」
「咦?」
我听到从远处叫我的声音。\r回头一看,仍是穿着餐馆制服的夕奈往这边跑来。
;▼ここ、台詞ごと削除
;「夕奈さーん、どうされましたかー!?」
「这、这是你忘记拿的帽子!」
于是我马上察觉到了。\r我一直拿着的那顶戴不习惯的帽子不在手里了。
「我马上过来!」
我大声说完,\r就往夕奈那边跑去。
但是――
「呀~!!」
夕奈短暂的惨叫声传到了我耳边。\r大概因为只注意着我这边,不小心撞到了路人。
「对,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喂,小姐,说句不小心就想完事了么!?听到没!?」
被夕奈撞到的两个人,似乎大白天就喝得酩酊大醉。\r我感到事情不妙,马上就上前介入。
「是我们不好。但是对方只是个女人。\r 你是个男人,就大人大量原谅她吧?」
「别管闲事!!跟你这臭小子没关系!!」
醉汉推开我,想要用手抓住夕奈。\r身后可以感觉到夕奈的惴惴不安。
「住手!」
我拉开醉汉的手。\r不过这似乎刺激到他了。
「这家伙!!」
「志,志朗!!」
另一个醉汉,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r同时,夕奈再次发出了惊叫。
既然把刃具拿出来了,我也没办法和平解决了。\r决定用拳头让他们明白。
「去死吧!」
「咔!」
那个空手的醉汉也拿出了刃具。\r突然砍过来的这一刀,把我衣服的袖子连同皮肤都轻轻划伤了。
但是,我马上给了醉汉迎面一拳。\r然后,反方向往另一个醉汉的肚子挥脚一踢。
「可恶,给我记住!!」
丢下了这句话,吓呆了的两人就狼狈而逃了。\r与此同时,夕奈来到了我的身边。
「志,志朗,出血了……」
「诶?哦,这点血没什么事……」
只是出了点血而已。\r虽然在手臂上流了些血,但只是被划伤皮肤而已。
「不,不行,要赶快治疗!!」
「明,明白了。那么……」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我就会卷起袖子把血擦干净就了事的。\r但是,现在夕奈在身边。
;▼テキスト修正
为了让脸色苍白的夕奈安心,\r就决定听夕奈的让她治疗。
「那,那个,其实不用卷那么多绷带也……」
「不行!说不定已经伤到筋骨了!」
「是,是……」
我在佐佐井亭里让夕奈包扎伤口。\r看着心无旁骛在为我卷着绷带的夕奈,我还真不知说些什么好。
「还痛吗?志朗?」
「没事了,就这点伤。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呢」
我笑着表示这并无大碍。\r这样总算消除了夕奈的担心,但是她的表情还是很沉重。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夕奈……并不是你的错。只是……」
「但是,志朗是因为保护我!」
「虽然是这样……」
;▼語尾修正
这不能否定。\r但是,即使是因为保护夕奈而受伤了,我也没有打算责怪她。
「姐姐,我……对不起……」
一直精神饱满的朝奈,在夕奈旁边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r为什么要道歉呢,夕奈说道。
「别在意。这又不是朝奈的错」
「但是,我……我……」
「怎么了,朝奈?并不是你……」
感觉朝奈的样子有点奇怪,\r我温和地问道。
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的夕奈,\r代替垂着头的朝奈回答道。
;▼台詞変更
;◆英訳挿入
「志朗的帽子,是朝奈找到的。
 然后让我给你送去,结果……」
「……原来是这样。但是就算这样朝奈也没有错……」
「我也是这么想的。都是不小心撞到他们的我不好」
「不,应该受到惩罚的是那两个人才对。\r 所以,朝奈和夕奈,都请不要在意我了」
总之,原来这对姐妹是很在意这种事情的性格,我也清楚明白了。\r不过,我也没有这么悠闲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我拿起脱下的上衣,准备向他们告别。
「那么,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ここ、台詞分け
;「あっ、志朗さん! 今日は有り難う御座いました。
; あの、私、嬉しかったです、私のこと、庇ってくれて……」
;◆英訳挿入
「啊,志朗!」
「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很开心。\r 你……你保护了我……」
最后夕奈吞吞吐吐地说道。\r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离开了餐馆。
;▼前の修正に合わせて削除
;今まで済みませんと言い続けてきた夕奈さんの有り難うは、
;何となく僕の胸に強く響いて、帰る間中ずっと木霊していた。
「朝奈,你要垂头丧气到什么时候,快打起精神来。\r 志朗也不是那样说了么……」
「嗯……」
;▼テキスト減らし
营业结束后,像平常那样姐姐又到我的房间里来了。\r但是,我还是有点心不在焉。
「唔……这不像平常的朝奈哟」
「对不起,姐姐。但是我……」
「都说了,那不是你的错。\r 幸好志朗也只是受了点轻伤……」
;▼テキスト減らし
虽然姐姐已经变回了平常的姐姐了。\r但是那件事是因为我才发生的,所以我也开心不起来。
「但是……」
「怎么了,姐姐?」
「唔,怎么说呢。有点感动了」
「感动?今天的事吗?因为被志朗救了吗?」
「嗯……」
我只是一味地考虑着自己的事,\r完全没有留意到姐姐的样子。
;▼テキスト修正
虽然姐姐昨天就已经在心里意识到了志朗,\r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恋爱,\r在姐姐的心里看到了。
「志朗,果然很好呢……」
「是啊……」
「姐姐,喜欢上他了吗?」
「诶?」
「看你的脸就明白了。都在脸上写着呢」
「是吗……」
平常的话姐姐一定会急忙地否定的,\r而这时候却平静地接受了。
「我做的这些,没错吧?」
「……谢谢,朝奈。我很开心」
「那么……这样就好了吧?」
「嗯。……志朗,不知明天也会来么?」
「一定会来的哦。来见姐姐呢」
;▼ちょっと修正
――对,这样就好。\r我这样对自己坚定地说道。
虽然我许的愿导致志朗受伤了,\r但是结果让姐姐喜欢上了志朗。
如果这样姐姐能够幸福的话……\r我想我也能稍微,原谅今天的自己。
;▼誤字訂正
然后,姐姐是那样幸福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r留下了我孤零零一人。
「作为结果是成功的,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失败了……」
我开始分析今天发生的事。\r虽然愿望是实现了,但这却比我许的愿望要来得更激烈。
「因此,为了不再失败,这次我要好好地许愿……」
这不是妈妈的项链的错。\r错的一定是我的许愿方法。
看来这个项链是真的有力量的,\r正因为这样,如果不慎重使用的话一定会招来危险的。
妈妈从前就叮嘱我不要随随便便地使用这项链,\r现在我似乎能够理解妈妈的心情了。
「好,那么更加具体地许愿的话,\r 项链也应该不会弄错的吧」
于是我开始考虑下一个愿望。\r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回头了。
为了看见姐姐的笑容,\r还有,为了姐姐能变得幸福――
「拜托了……唔,下次是,在餐馆里打滑了,\r 正要倒下的时候被志朗出手相助……」
总觉得这都已经不是愿望了,太过具体了,\r自己听着也觉得傻。
但是,就算傻也无所谓,我是很认真的。\r因为不详细许愿的话,下次又会让谁受伤的……
「这是为了我最重要最重要的姐姐。\r 请一定要帮我实现愿望……」
然后,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r闭上眼睛的话,就算现在也能清晰地浮现出妈妈的样子。
妈妈一直对我们非常的温柔,非常的热情。\r只要和妈妈在一起,我就感到充满了勇气。
今天又到了佐佐井亭。\r出来迎接的朝奈恢复了平常的神采。
「欢迎光临!」
「你好,朝奈。我又来了呢」
「谢谢光临。对了志朗,您的伤……?」
「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为我担心」
为了让朝奈放心,我边这么说边抚摸着她的头。\r昨天朝奈的心情明显看起来比夕奈还要低落。
「那,那个……不客气」
「朝奈可要打起精神来呢。\r 这里的客人可都是为了这而来的呢」
「诶,诶!?」
「也不用那么惊讶哟。\r 因为看到开朗又精神的笑脸,大家都会心情舒畅呢」
「但是……」
「而且我也是其中一人呢」
为了戏弄一下害羞着的朝奈,\r我稍微滑稽地说道。
但是,朝奈却没有笑着回应我,而是轻轻地垂下了头。
「那么……姐姐呢……夕奈姐呢……?」
「夕奈?当然也有为夕奈而来的客人呢」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还是个孩子呢……\r 但是,姐姐人又漂亮厨艺又拿手,所以……」
「朝奈……」
看来这个孩子比起自己,是比较优先姐姐的。\r我注意到了这些,于是稍微把话题岔开了。
「夕奈是个很出色的女性呢,朝奈」
「志朗……」
「这样可以了吗?」
「诶?」
「确实,夕奈是值得朝奈尊敬的出色女性。\r 但是,现在明明是跟朝奈在一起,为什么要老是说关于姐姐的话呢?」
「请,请不要在意。\r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
「你这样说的话我就更在意了。\r 朝奈也有朝奈独有的魅力啊」
这是我的真心话。\r但是,即使这么说,朝奈的表情也没有变得开朗点。
看着这样的朝奈,我――
;"■决定自己让步",*s3_4_1,
;"■决定稍微强硬点跟她说",*s3_4_2
#text_off
我对还没能明白的朝奈\r再一次说道。
「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为什么这么想呢?\r 过分的谦虚可不是好事哦」
「对,对不起。但是,我工作上也老是失败,\r 什么用也没有……」
「也不是只有会工作才代表有才能吧?\r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什么用也没有」
「没有这样的事。\r 志朗和我是不一样的」
「但是,我是……是杀不了人的军人」
对,这是最没用的。\r虽然是军人,却讨厌战争、这样闲呆着。
而朝奈仍是在这里努力工作着。\r但是我却在逃避着自己的本职。
「请问,志朗……」
「嗯?什么呢?朝奈?」
「对不起,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不用在意。因为这是自己最清楚不过的事了」
「但是……」
「朝奈不是这样好好地在餐馆里工作吗。\r 单是这样就已经不是没用的人了」
「…………」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啊,哪里……」
不知不觉就说了多余的话了。\r本是应该高兴地吃饭的,却弄的越来越不愉快。
然后就变得相对无言了,\r只是平白的让时间过去。
在这个比想象中还要固执的少女面前,\r最后我决定自己做出让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朝奈比我想像中还要固执呢」
「对不起……」
「下次也聊关于夕奈的话题吧。这样可以吗?」
「是!」
我一说完,朝奈马上就恢复精神了。\r还是个挺势利的少女啊。
「但是,就算夕奈是个非常好的姐姐,\r 太自卑可不好哦,朝奈」
「我知道了。只要你能明白姐姐的好,\r 那我也……」
虽然对这般笑着的朝奈抱有疑问,\r但我还是不问个究竟了。
无论这微笑的原因是什么,现在的这张笑脸,\r不管怎么看都不是故意摆出来的……
「那么,就这样吧。\r 等会儿姐姐就来的,请多多关照哦」
「诶,嗯……」
朝奈说完就离开了。\r过了不久,夕奈就来了。
「欢迎光临,志朗。昨天承蒙关照了」
「啊,不,别在意……」
夕奈已经完全恢复平静了。\r夕奈不像朝奈那样心事重重,说话也很温和。
「手臂的伤如何了?」
「没事了。\r 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呢」
「那就好了……我和朝奈一直都很担心」
「刚才朝奈也说了这样的话呢」
「这样啊……那孩子似乎为了弥补昨天的份,\r 今天非常努力地工作呢」
「原来如此……」
突然转移了视线,发现地板也比平时看起来格外的光亮。\r这就是朝奈努力的成果吧,我轻轻地眯着眼。
然后夕奈察觉到了我的视线,\r以推测的口吻说道。
「营业前就一直在擦洗地板了。\r 所以志朗请当心不要跌到了」
「是啊。不然朝奈又要责备自己了吧」
「虽然那是她的优点,\r 但同时也是缺点呢。她应该要更加自信点的」
说完,夕奈叹了一口气。\r那是为妹妹着想的姐姐。
「正如你所说。我也稍微训斥了她……」
不过想想的话,这姐妹俩还真有些相似呢。\r就像刚才的朝奈一样,夕奈也在说着朝奈的事。
性格态度完全相反,鲜明对比的两个人,\r却有着这奇妙的相同点,感到有趣的我轻轻地笑了笑。
「是这样吗……那就多谢了,志朗先生」
「不,果然还是有些在意呢……」
于是两个人微微地笑了。\r夕奈自然的微笑,确实比傲气的时候看起来更加漂亮。
「呜,姐姐真是的!」
我有点不耐烦了。\r明明好不容易擦得很干净,就是不见姐姐滑倒。
尽管相信首饰的力量,但或许我应该装作若无其事地做些什么,\r以便增加一些姐姐滑倒的可能性吧。
然而——
「那样一来,我能做到的就只有喊姐姐一声了。\r 毕竟姐姐目前完全没有察觉到我的工作……」
于是我屏住呼吸趁他们两个人谈得正开心时悄悄地溜过去。\r尽管不愿搅到他们中间,但是能把两个人撺掇到一起的话也无妨。
「姐姐,志朗先生!」
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和他们搭话。\r姐姐立刻用严厉的表情责备了我。
;▼台詞後半削除
;◆英訳挿入
「朝奈,说过了在店里要称呼我叫店长的……」
「嘛嘛,夕奈,不必这么责怪了」
「如果是第一次的话,我也不会责怪她\r 但我都不知道和她说过多少次了……」
;▼文章くどい
姐姐一点不理解我的用心就对着我激动地责备着。\r明明全都是为了姐姐才会这样,我这么一想,就稍微有点生气。
「姐姐,我――」
;▼ここも削る
我愤愤不平地疾步走过去想解释这一切。\r然而,这便成了我的疏忽。
「朝奈!!」
听到了志朗的叫声,\r我顿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只是眼前突然一黑。\r终于发现自己被滑到了。
「啊……」
;▼言い回し変更
可是,我并没有倒下。\r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却感觉我被抱了起来。
「太好了,赶上了……」
「啊,这是……」
志朗的脸近在咫尺。\r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テキスト削り
「朝奈你滑了一跤哦。\r 明明拼命地擦亮了地板,结果却是反效果呢」
「啊,是的」
志朗温和地笑着。\r我像是醉心于这笑容似的,也稍稍地理解了当时的情况。
「没事吗? 有没有受伤?」
「啊,托你的福没受伤……\r 说回来,我是被志朗你……?」
「啊,没事就好了」
「非,非常感谢」
我在志朗的臂弯中低下了头。\r一边道谢,一边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通红。
「这没什么,说回来――」
;▼台詞削り
;◆英訳挿入
「朝奈,你已经能自己站起来了吧?\r 别总是给别人添麻烦」
姐姐用严厉的口吻对我说道。\r我吃了一惊,赶忙站了起来
「对不起,姐姐,那个,这个……」
;▼ここも削り
「说回来,你还是先向志朗道谢吧,知道了么?」
「嗯,嗯」
被姐姐这么一说后,我把脸转向志朗。\r志朗看着我,等着我对他道谢。
「非常感谢您!\r 那个,多亏了志朗,我才没有摔跤」
「不用谢,朝奈」
「那个,呃……」
「什么?怎么了?」
「对,对不起……」
;▼テキスト修正
我垂头丧气。\r对志朗先生留下了谜一样的话,便慌忙的跑到了店的里面了。
即使那样,我的脸还是很热。\r虽说是比昨天还要失败,但是我总觉得今天的心情怪怪的。
关门后,姐姐还和往常一样,来到了我的房间。\r但是,她那表情不是从疲劳里解放出来的那样,而是硬邦邦的。
「那个,姐姐?」
我战战兢兢地打了个招呼,\r但是姐姐一言不发。
「今,今天真对不起。\r 那个,我,并不想那样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这样说完后,姐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r然后,摇了摇头,对我说。
「对不起,朝奈,是我不好,这副样子」
「姐姐……」
;▼台詞減らし
;◆英訳挿入
「因为这样的事而嫉妒……\r 我还真是个小孩呢」
姐姐笑着这么说。\r我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放下了心。
「但是,果然志朗先生是值得依靠的呢,\r 朝奈也是这么想的吧?」
「嗯……」
听了姐姐的话,我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r于是,自然而然地,脸又热了起来。
;▼台詞修正
;◆英訳挿入
「虽然我觉得并不需要什么人支撑我,\r 但看起来是我错了」
「是啊,如果是志朗的话,姐姐再怎么出色\r 他也能好好的支撑姐姐吧」
;▼台詞減らし
;◆英訳挿入
「而且他有同情心,又温柔……\r 真的就像是绅士那样呢」
「嗯,我们的父亲虽然也非常的出色,\r 但是和志朗先生的出色是不一样的呢……」
姐姐好像目视远方一样嘟哝着。\r于是,发现那一点的姐姐对我说道。
「啊拉,难道说,朝奈你也?」
「啊?什,什么?」
;▼台詞減らし
;◆英訳挿入
「我是说志朗他,在你快摔倒的时候救了你,\r 所以朝奈也喜欢上他了吧」
「没,没有这回事\r 我并没有想抢志朗先生的意思!」
「谁也没有这么说哦。\r 喜欢一个人,对于谁来说都是平等的」
;▼テキスト減らし
姐姐一本正经地说着。\r她这话真让人想不到她跟几天前的她是同一个人。
「但是,对我来说……嗯,对我来说还是太早了。\r 我和姐姐不一样,我还是个小孩……」
「是这样吗?像朝奈这样的话即使结婚也不奇怪哦」
「但是,虽然说可能已经能生孩子了,\r 但我心理上还是小孩,而且姐姐你还没结婚」
「你还不想结婚?」
「嗯,所以,姐姐快点和志朗结成一对吧」
「谢谢你帮我加油,朝奈。\r 为你了,姐姐也会努力获取幸福的」
姐姐的眼睛,已经看到了未来。\r但是,不知为何,我自己却高兴不起来。
我的理性催促我要高兴。\r所以,我遵从理性,笑着看着姐姐。
姐姐离开后,剩下我一个人,\r我凝视着妈妈留下来的项链
「妈妈,我……」
但是,接下来的话,我说不出口\r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我使劲地摇头,\r打消脑中残存的迷茫,接着对自己说道。
「我并没有,对志朗……\r 因为志朗和姐姐结婚之后就会变成了我的姐夫了」
恋爱什么的,我还不是很懂。\r但是,志朗变成我姐夫的话是个极好的想法。
「姐姐所想的爱恋,但是,我所想的是憧憬。\r 就像憧憬着姐姐一样,也憧憬着志朗。是呢,嗯」
但我不能断言就是了。\r不过,这样的话我就会幸福了。
比起我自己的幸福,我想更优先考虑姐姐的幸福。\r我虽然即使一直这样的话也很幸福,但是姐姐不是这样
「所以,我要为了姐姐使用这个。\r 这不仅仅是为了姐姐,也是为了我自己」
于是,我试着想了想昨天的愿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这次也一定是因为我的错误才又失败的。
「明明我已经许了这么具体的愿望了,\r 但是滑了一跤的并不是姐姐,而且我……」
于是,我突然注意到了。\r果然是我犯了大错误。
「是这样啊,是因为我忘了说了主角是谁,
 所以才会摔了一跤,然后被志朗救了……」
确实,我并没有说是『姐姐摔跤』。\r所以,项链的玉石让我摔跤了――
「那么,这次要好好的说清楚。\r 姐姐摔了一跤,然后被志朗先生所救,要这样」
知道了后,其实也是蛮简单的事。\r我调整心情,重新说了愿望。
「――拜托了,请实现我的愿望。\r 姐姐滑了一跤,然后被志朗先生所救……」
已经不能再失败了。\r我把自己逼进了绝境中。
;▼この文、削除
;最初は志朗さんに怪我をさせちゃったし、
;次はお姉ちゃんじゃなくあたしが助けられる羽目になった。
如果我的愿望再不能如我所愿的话,\r是非常对不起真心爱着志朗的姐姐的。
我相信母亲留给我的项链,\r于是我等待着明天。
「今天又……」
没错,今天我又向那家佐佐井亭走去。\r简直就像是被什么引导了一样。
「我果然是很在意那对姐妹吗?\r 我也和其他客人一个样呢」
;▼テキスト減らし
听说看上佐佐井姐妹的家伙也有很多。\r虽然我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但是结果还是没什么不同的。
我一边自嘲地苦笑着,\r一边往店里走去。
「欢迎光临,志朗!」
「你好,朝奈」
今天我也在店门口看到了朝奈。\r我被她带着,走进了店中。
「今天看来也很热闹呢」
「啊,是的,这是很难得的」
虽然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有精神,但总觉得她说话的口吻有点像夕奈。\r我觉得这是她憧憬姐姐的证据,于是微笑地看着她。
「那么,夕奈也在忙吧?」
「是在忙,但是如果告诉她志朗来了的话,\r 我想她会马上过来的哟」
「这,这样啊,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呢」
「没有这回事,这是因为姐姐喜欢你啊」
「……是吗?」
我稍稍对朝奈这样说而感到意外。\r不管怎么说,这不是夕奈,而是朝奈的想法。
虽然有时夕奈露出的笑容是真心的,\r但是基本上是为了面对客人而装出来的。
说到底,夕奈在工作的时候也始终是佐佐井亭的店主。\r因私人感情而喜欢我什么的,我不能想象出来。
「是的,所以志朗也请不要在意」
「我明白……不过,你说她喜欢我?」
「嗯,即使是姐姐,也是个普通人\r 当然也有喜欢和讨厌了」
「的确是这样……」
「所以志朗,姐姐就拜托你了!」
「哎!?这是……」
「就是这样,那么,我先失陪了……
朝奈没有回答我的疑问,\r就这么走了。
「女孩子所想的事,我真搞不懂呢……」
;▼描写変更
我小声的嘟哝着。\r在这几天,我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样的感觉。
过了不久,跟朝奈说的一样,夕奈来了。\r她徐徐走来,视线直直地盯着我。
「欢迎光临,志朗」
「你好,夕奈」
我们打着招呼。\r然后今天是夕奈开始搭起话来。
「昨天麻烦你照顾我的妹妹了」
「不,没什么……」
;▼テキスト変更
;◆英訳挿入
「昨天朝奈也非常感激你哟。\r 因为那种事非常少见呢」
「原来如此。的确是那样呢。\r 今天朝奈的样子也有点不同……」
不仅是朝奈,夕奈的样子也在慢慢地改变着。\r虽然不是往坏的方向变,但是总觉得变得太快了。
「朝奈她……怎么了?」
「不,和平常一样非常开朗,\r 不过对我说了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吗?」
「嗯。她对我说『姐姐就拜托你了』」
「是那样啊……」
那时夕奈几乎没有反应,\r但是还是流露出几分放心的气氛。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夕奈?」
「不,不,我也不知道那孩子在想什么……」
「的确是那样呢。抱歉,我问了些多余的话题」
「我才需要道歉。\r 我们家朝奈又对你说了些没有来由的话……」
「不不,那么,我今天就先失陪了」
吃完饭后,我准备离开。\r夕奈并没有阻止我,而是准备把碗筷收拾好。
「欢迎下次再来。\r 呃,我让朝奈送你吧」
「不,不用费心了。我知道你们都很忙」
我一看,夕奈已经两手抱着碗筷了。\r我轻轻地挥了挥手让她别叫朝奈,然后准备离开。
但是,夕奈却没停下来,\r呼唤着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的朝奈。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姐……姐……」
志朗回去之后,姐姐也没有说话。\r姐姐这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所以我战战兢兢地叫了一声。
「那,那个,对不起……让姐姐生气……」
「我没生气」
她尖声地回答道。\r但是,那尖锐,让我感觉到如刀锋一样的冰冷。
「不,不过,那个……」
「我其实也没有在意。\r 因为志朗对人是很温柔的。仅此而已」
的确,志朗为我治疗是因为他对人很温柔。\r不过,那样也会否定他对姐姐的感情。
志朗所做的并没有夹杂私情,\r只是他刚好就在那里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和姐姐,大概都非常理解了。\r但是,尽管知道不能实现,但却依然抱有幻想,这就是人类的弱点。
「是那样呢……嗯」
「是呢。就是那样哟」
我和姐姐,都在说着自讨苦吃的话。\r尽自己所能地,伤害着自己。
不过,我和姐姐的痛苦相差太远了。
刚才,志朗说了,说比起姐姐的料理,\r我的笑容更吸引人。
虽然我觉得志朗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r但那是否定姐姐至今为止数年间的努力。
对于暗恋志朗的姐姐来说,\r是无法忍受的吧。
「所,所以呢,姐姐,我――」
;朝奈の部屋(夜
「烦死了!你还想说什么吗!?」
「不,不是那样的……」
「那么就别说话。没事干就来刺激我。\r 明明我本来已经够不安的了」
「对,对不起……」
「已经够了,朝奈。我回自己的房间」
说完,姐姐便强行打断了对话,\r静静地走出我的房间。
姐姐不在房间之后,沉重的气氛也依旧没有散去。\r我只能蜷缩起身体。
「我,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我握着妈妈的项链嘟囔着。\r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昨天的愿望确实是实现了,但是……」
但是,并没有就那样完事。\r而且,结果反而到了我没有期望的方向上。
姐姐倒下而志朗救了她,\r但是他最后还是回到了我这里。
都怪我这伤,惹姐姐生气了。\r要是没有受伤的话,肯定全部都会如愿以偿的。
「果然是因为我太可耻了吗,妈妈……?」
受伤一事是我的失败。\r明明知道姐姐会跌倒,却走得那么近。
我的愚蠢让姐姐受了伤,也让我不幸。\r这种事情已经太多了。
「虽然志朗告诉我,什么都做不到也无所谓……\r 不过这样的话,怎么说志朗也太辛苦了」
想一下的话,就发现因我的错给志朗添了各种各样的麻烦。\r我真的对志朗感到非常抱歉。
「不过,我……」
很高兴。\r虽然很害羞,不过,也很高兴。
我仅仅是回想起刚才的事,就想要哭出来。\r那样我真的很高兴。
「果然,我……」
        喜欢志朗,也说不定。
这种不可思议的平静的感情,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的。
不过,尽管如此,姐姐对我来说还是最重要的。\r为了姐姐,就算扼杀我自己的思念也在所不惜。
能够让姐姐和志朗交往顺利的话,\r姐姐一定能够变回原来温柔的姐姐的。
能够让姐姐重获笑容的话,\r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
「因此,我祈求着。\r 为了姐姐,为了我们姐妹……」
我自言自语地说。\r我感觉这样能让自己变坚强。
「风波已经很多了。我可以祈愿获得更加平静的生活吗」
至今为止都是在某人受害之下实现的。\r结果就引起了争执。
「所以……没错,姐姐和志朗,\r 能够普通地开心地谈话之类的……」
没错,这种程度就好了。\r这样的话就任何事都不会发生了。
我确信了之后,\r便对妈妈的遗物,那件项链许了愿。
「希望……\r 姐姐和志朗能够谈得更起劲……」
我对着项链的白色玉石祈祷着。\r不过,这次跟以往不一样。
我已经非常有自信了。\r我从来没有深信过愿望的实现会跟幸福联系在一起。
「今天朝奈在吗?……」
我再次来到佐佐井亭。\r但是,没有看到平时朝气蓬勃地迎接客人的朝奈。
「欢迎光临,志朗」
「啊,夕奈……」
代替朝奈出来的是夕奈。\r我赶快向她问道。
「朝奈今天休息吗?\r 果然是因为昨天受了伤吧……?」
「……不不,她好好地在干活呢。你看,在那里……」
夕奈指着的那边,\r能够看到朝奈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干着活。
我看到她没事,放心地叹了口气。\r但是,一方面有我又担心她带伤工作会不会有问题。
「的确。伤口看起来也没大碍。\r 如果难受的话还是让她休息一下比较……」
「没事的,志朗。朝奈的优点就是很活泼开朗」
夕奈对着我轻轻地笑着回答。\r但是,她让我觉得她是在讽刺昨天的那件事。
「是那样吗……不,夕奈你都那样说的话,\r 或许你是正确的……」
「嗯,别担心。这是我们姐妹的问题」
「哈,哈……」
也就是说,她的意思是要我别在再插嘴这事了。\r我总觉得,今天的夕奈说话带刺。
「说回来,志朗,你今天要吃什么?」
「呃,啊,是呢……和平时一样」
我假装没事地回答。\r但是,夕奈的表情却紧张起来。
「那个……和平时一样是指……?」
「啊,对了。我点菜的时候大多数是朝奈来帮我下单的。\r 抱歉,我说得太模糊了……」
我搔着头道歉。\r夕奈一脸心情不好的样子。
;▼くどい。減らす。
「啊,来得正好……喂,朝奈!」
我举起手来叫她,朝奈一下子转过身来对着我。\r但是,她并没有马上过来,而是站在了原地。
「朝奈?」
「…………」
;▼ここも減らす
朝奈虽然有点犹豫,但是还是来到我身边。\r但是,她的脸色并不好看。
「朝奈,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没事。不需要志朗你担心……」
「不可以像昨天那样勉强啊。知道了吗?」
「是,是的……」
「对了对了,我有事想问朝奈你。\r 我平时吃的东西叫什么名字……」
我很普通地向朝奈问道。\r但是,朝奈却支支吾吾的。
她不时偷偷地瞄夕奈一下,\r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朝奈。
「嗯?怎么了,朝奈?」
「啊,不,那个,姐姐她……」
「别在意啊,朝奈。\r 你所送的菜都是我做的」
「是,是呢,姐姐。\r 志朗也总是说很好吃呢」
「没错……」
「嗯,你总是做得很好吃哟,夕奈」
朝奈那僵硬的态度,\r明显是因夕奈的不高兴而来的。
我发现到那点之后,便若无其事地向夕奈搭话。\r但是,她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根本上并没有改变。
「谢谢你,志朗。\r 你那样夸我,是我的光荣」
「那,那个,姐姐,志朗平时吃的,\r 是这个这个和这个……」
「是吗,知道了」
「那,那么我先失陪了。\r 还有其他客人等着呢――」
「不过朝奈,你的脚,不痛吗?」
「没,没事!已经止血了,也不痛了」
我们三人的话题有点合不来。\r朝奈像是呆不下去似的,正准备离开。
客观上看的话,或许现在看起来正谈得起劲。\r但是,我总觉得心里很压抑。
「朝奈,如果痛的话就跟姐姐说哟。\r 因为跌倒的话又会给志朗添麻烦了」
「嗯,嗯。谢谢,姐姐。那么我失陪了……」
最后,她听完夕奈温柔的关怀之言后,
朝奈就回去干活了。
之后,我和夕奈又说了点话,\r但是我也不太记得我说过些什么了。
明明几天前这里还是一家充满欢乐的店,\r但今天我却只感到郁闷。
我也没有久留,\r吃完饭后就早早地离开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然后,暴风雨终于过去了。\r房间只剩我一个人后,我发呆了片刻。
就算我不想承认会变成这样,\r但压倒性的现实却把我压垮了。
已经回不到昔日的姐姐那样了吧?
我一边抽抽搭搭地哭泣着,一边那样想着。
「妈妈,我……」
我紧紧地握住妈妈遗物的项链。\r能够依赖的,只剩妈妈了。
不断地失败,让我对自己都失去了信心。\r到这还借用项链的力量的话,对我来说也是冒险。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r 妈妈,我已经……」
不过,妈妈所在的天国在九霄云外,\r我的声音不可能传到她那。
「我不要这样……怎么都好……」
志朗和姐姐能够相爱的话一切都会顺利的。\r但是,我不知道现在姐姐是不是喜欢上志朗了。
我一旦想做点什么,都会适得其反让姐姐激动。\r我能做的只有放手不管了。
「不过……」
没错,放手不管就好了。\r那样的话,肯定终有一天会皆大欢喜的。
不过,我心中却有一点怀疑。\r我干涉太深了,已经无法自拔了。
虽然我对志朗的感情比不上姐姐的,\r但很清楚的一点是,我对志朗有着名为『喜欢』的感情。
「志朗,我……该怎么做啊?\r 问志朗你的话,一定……」
守护儿时的我的是爸爸和妈妈,\r然后不久前是姐姐。
但是,现在我身边没有任何人。\r姐姐也已经,不会再守护我了。
;▼ここ、ラスト用の伏線として。ラストが没になったら元に戻して下さい。
;志朗さんに縋ればきっとあの人はあたしを導いてくれるだろう。
;でも、そうすればお姉ちゃんは絶対に二度とあたしを許さない。
;◆英訳挿入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啊,拜托了……」
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紧握着项链,\r只能低声哭诉着那无人可知的求救。
今天佐佐井亭也很旺。\r我一边吃着饭,一边跟夕奈闲聊着。
「今天的菜味道如何?\r 这是我为志朗订做的新菜式……」
「嗯,非常好吃哟,夕奈」
今天夕奈的心情非常好。\r那从菜的味道也能反映出来,我也更加高兴了。
「谢谢你。能让志朗高兴我也很欣慰」
「您特意为我做到这份上,我才要道谢呢」
「不不,可以的话我想改进一下,\r 能说说你具体的感觉吗?」
「也对呢。呃,这个鸡肉的盐放得刚刚好……」
「这是专门为志朗订做的哟」
夕奈开心地微笑着。\r我还担心昨天的事会让她心情不好呢,看来是杞人忧天,现在放心了。
「呵呵,那可真是太厉害了……\r 不过,为我这样的穷光蛋订做,真的好吗?」
「啊拉,我们这里可不同高级餐厅。\r 不会优待有钱人的」
「那也是呢」
「只是,我想让志朗尝尝我亲手做的,\r 独一无二的味道。仅此而已」
「嗯,夕奈的味道,我确实尝到了哟。\r 前几天我说了些失礼的话,真抱歉呢」
我对夕奈低头道歉。\r我总算是知道夕奈发脾气的理由了。
虽说并非是因为对她的料理说了些坏话,\r但为了让朝奈打起精神而拿她做例子这个方法很糟。
总觉得看着朝奈我就放不下心来,\r昨天我说了些不顾场面的话,这明显是我的失败。
「不,怎么会……那时是没办法而已」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我也想让朝奈更坚强一点。\r 那样的话我也……」
「是呢。夕奈一个人也背负着一大堆东西呢,\r 让朝奈分担一点的话就轻松多了」
「让你看到我过于柔弱的一面感到很害羞,\r 果然我也是只是一位普通女生而已……
「不,我觉得这没什么好害羞的。\r 一个人能做的也有限呢」
「志朗你是说……我柔弱也无所谓?」
「这是当然的。一味追求安逸和只是单纯想要快乐的心情是不同的」
「安逸……」
「嗯。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双亲是什么时候去世的,\r 但夕奈你也熬到现在了吧?」
「……全部都是为了这家店和妹妹」
「你真的很坚强。朝奈那么尊敬你我也很理解哟」
我微笑着说道。\r夕奈的出色并不是虚有其表,她的成绩说明一切。
的确,从客观上看的话,夕奈看起来很冷漠。\r总是脸带笑容的朝奈也更受客人欢迎吧。
但是,夕奈那样是有原因的。\r朝奈能够朝气蓬勃,这也是因为夕奈的无私奉献。
夕奈至今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而把那埋进自己的心底。
像我这样的少爷是做不到的。\r她真正的坚强正是在那点上。
「……我根本不坚强……」
「哎?」
「只是,在逞强而已。\r 变坚强了,也只是因为不摆出一副坚强的样子的话就活不下去」
「那是……」
「朝奈果然还是小孩。至少那时还是个小孩。
 能说是为了那样的朝奈而变强吗?」
「…………」
「妹妹不求坚强的话,就只能我这个姐姐要坚强起来了。\r 虽然我也还是一个小孩,不过也比朝奈成熟呢」
「夕奈,你……」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不同了」
「……现在不同?」
我低声反问道。\r我开始有点被夕奈的气势压倒了。
夕奈正肩负着我所不能想象的现实,\r但同时有着肩负那现实的自信和从容。
那真是,超越她的年龄的成熟。
;mov $0,$666:add $0,"b\b3_02.jpg":bg $0,0 ;店内1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r 被过去束缚的话,就无法追求未来的幸福」
「确实是那样……」
「朝奈她还……\r 还是个恋母的孩子,一直都没摆脱母亲死掉的阴影」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只是一会的话或许无所谓。\r 但是,都过了将近七年了啊」
「……那也久了点呢」
「这七年的岁月很沉重。\r 我也不觉得我们的母亲想要束缚自己的女儿到那种程度」
「那么夕奈你觉得怎样做才好?」
「朝奈在年龄上说也是大人了。\r 所以我想让她独立,让她变得更坚强」
「独立?让她独立,到别的店里工作?」
「不是啊。要说的话就是让她离开姐姐我。\r 正因为有着有点像母亲的我在,所以朝奈才能够撒娇吧」
「原来如此。确实是那样呢」
「至今为止我都是打算像母亲一样严厉地对她。\r 而同时又灌注着像母亲那样的母爱」
「…………」
「所以到头来也很多次姑息了她。\r 于是便养成了现在她那种柔弱的个性」
「不过,尽是严厉待她的话不会比现在更辛苦吗?\r 因为夕奈你本来很温柔的……」
「所以我才要慢慢改变她」
「改变她,吗……」
「嗯。把妹妹扶持上我所走的道路上。\r 我自己也有想做的事……」
「那是好事呢。\r 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
我无意中那样一问,夕奈就轻轻地低下了头。\r旁人都看得出她一脸通红。
我觉得可能是很难开口的事,所以打算收回我的话,\r但夕奈比我先开口了,她低声细语地回答。
「是……结婚」
「哎?」
「所以说,是结婚。我想追求女人的幸福……」
「原,原来如此。\r 因为女人生来就憧憬着结婚呢」
;◎照れ(捏造済み
「嗯。我至今都没有闲心去想那种事,\r 不过我的心境也有所变化了」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巧缘遇到了一个……出色的男性」
「那真是……可喜可贺啊」
「志朗你……不想知道是谁吗?」
「虽然有点想,不过太深究也不太好吧」
「……是志朗的话,我就不怕说」
她那样一说,我就有点迷糊了。\r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夕奈会那么特别地对我。
我只是几天前才初次来到佐佐井亭的人,\r还说不上是熟客。
佐佐井姐妹对我这么好,是因为她们两人平时都是那样的,\r接待其他客人也很和蔼。
但是,要是我听了夕奈说自己的对象的话,情况就不同了。\r我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没有那样的资格。
所以我――
;"■觉得拒绝是很失礼的,所以听她说",*s3_6_1,
;"■太深究的话不太好,还是别听了",*s3_6_2
#text_off
「不,果然我听了还是不太好……」
太深入别人的隐私的话不太好。\r虽然我觉得很对不起她的好意,但还是拒绝了。
「是吗……」
「抱歉。难得你想告诉我,但这样还是太……」
我对夕奈低下了头。\r但,抬起头后,我发现她露出羞怯的样子。
「志朗……」
「什么事?」
「那个,志朗你经常被人家\r 说是很温柔之类的吧?」
「嘛,有时也有人那样说我……」
;■ここ、アクセントおかしい。文章ごと削り予定。
;「やっぱり。でも……、時にはなんですか?」
;「普通はそうだと思いますよ」
「那么,你不觉得每天都有人那样说你吗?」
仅因如此就拒绝夕奈也很失礼,\r于是我选择了静静地听她说。
「……那么,请告诉我吧」
「我就觉得志朗的话一定会那样说的」
「哈……」
「说回来,志朗?」
「是的?」
「志朗你,经常被人说是很温柔的吧?」
「……嘛,有时会」
「你不觉得你每天都被那样说吗?」
夕奈的样子又变了一点。\r直直的盯着我,说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不由得感觉到一丝不自然,\r用更为冷静的态度向夕奈问道。
;店内1
「也不会……说回来你怎么了,夕奈?」
「我没怎么样啊,志朗」
「不过,你有点……」
「……你认为我的改变,是拜谁所赐……」
「哎?」
「没,没什么!」
她突然移开视线。\r我完全不知道夕奈她在想些什么。
把头侧向一边的夕奈跟我都不知如何是好,\r两人完全陷入僵局。
于是我环视四周,寻找着打破这僵局的东西。\r在远一点的地方,我看见朝奈在那里工作着。
「啊,朝奈!」
「哎!?」
我和朝奈四目相对。\r但是,同时夕奈也仰起了脸。
「呃,朝奈,你脚上的伤,怎么了?」
「呃,啊,没,没事了。说回来,姐姐她……」
「夕奈也说你不能那么恋姐哟。\r 朝奈你也要像夕奈那样自立呢」
我笑着那样说道。\r但是,朝奈的表情依然紧张兮兮的。
「知,知道了。那么,我还有工作……」
「是吗?那没办法了。工作加油吧」
「朝奈,好好加油哟」
「嗯,嗯。难得志朗来了,姐姐你就\r 慢慢地歇歇吧。我会好好工作的」
「谢谢,朝奈」
跟昨天截然不同,姐妹之间非常和睦。\r我觉得姐妹的吵架已经解决了,两人的关系重新好了起来。
「为了夕奈,你也必须加油呢,朝奈。\r 不过,你也受了很重的伤,也别太勉强――」
说着,我把视线移向朝奈受伤了的脚。\r然后停下了还没说完的话。
昨天为止都很好地卷着的绷带被剥了下来,\r露出还没完全伤愈的泛红的伤口。
「……志朗?」
「朝奈,你脚上的绷带呢?」
「哎!?」
「不行啊,剥下绷带。\r 伤口还没治好,剥下绷带太早了」
我突然变得严肃起来。\r勉强剥下绷带,要是伤口感染的话就难办了。
「啊,那个,对不起!我……」
「把绷带带给我吧。我再给你卷上――」
「志朗!!」
高亢的声音把我说的话掩盖住。\r那并不是朝奈的声音,而是旁边夕奈的声音。
「夕奈……?怎么了?」
;▼台詞削り
;◆英訳挿入
「不,不……不能为了朝奈的伤\r 而特地劳烦志朗你……」
「没,没错,志朗。我没事的」
「其实也不用那么在意啊,夕奈。\r 而且我也受到你们很多照顾――」
「她都说没事了,那就是没事了!」
;店内1
夕奈严厉地说道。\r跟刚才的夕奈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我都有点惊讶。
「姐,姐姐!」
「我,我……对不起,不小心大声了……」
「没事。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r 你的样子一百八十度转变了……」
「那个,其实没什么的,志朗!\r 姐姐什么错都没――」
「朝奈!」
「啊!!」
夕奈狠狠地瞪了朝奈一眼。\r朝奈像是犯下了重大错误似的,睁大眼睛捂着嘴巴。
「这到底是……」
怎么一回事?
我总感觉到这两人之间有着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店内1
「这是怎么回事,夕奈?\r 难道朝奈的绷带一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
夕奈避开我的视线,闭上了嘴。\r她刚才一定是想叫朝奈住口的。
「你们两个都听着,这里不太好说话,来这边」
我虽然非常愤怒,\r但是在这里必须保持冷静。
冷静下来,考虑到周围的眼光,\r我对别的店员说了一声后,便带着她们两人出去了。
「在这里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我们走出店外,绕到没人的后巷。\r然后,我首先对着朝奈,严厉地提问道。
「夕奈不说的话……朝奈,你告诉我」
「那,那个,我……对不起」
「我会原谅你的。所以快说吧」
「我,我觉得血已经止住了,所以剥下绷带也没问题,\r 并不是姐姐叫我那样做的」
「……胡说」
我轻声说道。\r朝奈的谎言拙劣到让人笑不出来。
我大概从朝奈的口中问出事实后,\r就对夕奈用严肃的表情问道。
「夕奈,你叫她剥掉绷带的吗?」
「…………」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
「知道了。那么,是这么一回事吧」
我在心里暗自咂嘴。\r心里无法抑止的怒气找不到发泄之处,让我陷入了愤怒的漩涡之中。
到刚才为止,我还以为夕奈是个很优秀的女性,\r我真为那样认为的自己感到可耻。
「朝奈,就算姐姐怎么吩咐你,\r 都有坏事和好事之分的啊」
「……是的」
「你是个贤淑的女孩。自己脚上的伤是怎样的程度,\r 那种事不用别人说也知道吧?」
「……是的。对不起」
「道歉的不应是你。道歉的应是……」
然后我转向夕奈的方向。\r我那严厉的态度,并不是只是针对她的,也针对自己的愚蠢。
「夕奈,是你。\r 你比起朝奈自己更清楚她吧?」
「……总是包着绷带的话,\r 对客人是很失礼的,我是那样想的……」
;▼何か変。修正。
;「どこかにひっかけて血を流すよりずっとましのはずだろう!?」
「伤口突然裂开的话,肯定比那严重多吧!?」
「那,那是……」
「让她离开姐姐并且严格地要求她的言行的做法是错的,说这话的人\r 并不是我而是夕奈你吧。不是吗?」
「志,志朗,别那样责怪姐姐……」」
「那么朝奈,你会代我责怪夕奈吗?\r 是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多说了」
「怎,怎么会,我……」
「要是你能做到的话,自己早就不听她的话了呢。\r 所以,我代你跟夕奈讲。可以吧?」
「…………」
我的说法简直像连朝奈都要责怪似的,\r于是她也低着头没话可说。
虽然我觉得自己缺乏冷静,\r但不知为何却无法压抑这愤怒之情。
「夕奈,你为什么对朝奈这么冷漠?\r 那样的话朝奈太可怜了」
「…………」
「夕奈!」
「……这件事……与志朗你无关」
「你又要逃避吗。这次行不通了」
「真是的……别再管……我们姐妹之间的事了」
「不,为了朝奈,我不会放着不管的!」
「为,为什么志朗你那么在意我妹妹……\r 那么在意朝奈啊!?」
夕奈突然大喊起来。\r但是,我并没有畏缩,而是平静地回答她。
「平时幸福地微笑的少女将失去笑容。\r ……我只是不想那样而已,夕奈」
「怎,怎么会,那样的话……」
你之所以坚强的原因,看来我是理解错了。\r夕奈姐的坚强,只是因为自己年长,处于更高的位置…… 
「…………」
「正因为有朝奈这样的垫脚石,你才能强大。\r 不是吗?」
「…………」
夕奈的脸变得苍白,露出马上就要死了的表情。\r但是,我毫不怜悯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坐立不安的朝奈,\r战战兢兢地对我说。
「那个,志朗,呃,请别责怪姐姐……」
「朝奈,你又这样说了――」
「不,不是的!志朗你误会了姐姐了。\r 姐姐只是……没错,只是很可怜而已」
「可怜?是因为双亲都去世了?」
「那也有关系。不过,并不仅是如此」
「双亲去世了这点你也一样。你所说的别的理由是什么?」
「那是……」
「怎么了?」
「……抱歉,我说不出来」
「是吗,那么――」
「不过,请你明白这一点。\r 姐姐她并不是喜欢欺负我的」
「然后呢?」
「……仅此而已。\r 因为我比志朗更熟悉姐姐……」
朝奈深情地看着夕奈。\r但是,夕奈并没有回应,只是茫然地低着头。
本来应该是夕奈回应的,\r但是我代她对朝奈说了。
「朝奈你真是很温柔呢」
「不,不是那样的。\r 拜托了,请你理解姐姐吧」
「她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也不能理解她啊」
「到时……到时姐姐自然会亲口告诉你的。\r 所以,请相信她吧。拜托了……」
朝奈为了夕奈,一个劲地对我低头。\r看到如此为姐姐着想的朝奈,我心里隐隐作痛。
朝奈一点都不肯透露具体的事。\r尽是要我相信她。
不过,那就更加让我知道朝奈的坚定。\r我在想,为了朝奈,现在就先相信着她吧。
「……知道了,现在我相信你说的」
「谢,谢谢你」
「别整天低头鞠躬。你什么坏事都没干」
「不过,我,很开心就……」
「你的笑容让我屡屡精神倍加。\r 所以今天……我就还个人情给你吧,朝奈」
「啊,是,是的……」
「嗯嗯」
我不知不觉中,把手放在了朝奈的头上。\r忘记了夕奈的存在,只是温柔地轻抚着朝奈的头。
现在朝奈也没有在意夕奈,\r只是静静地让我抚摸着她的头。
的确,夕奈为了守护这家店跟妹妹,确实是受了很多苦吧。\r但是,在不同的意义上,朝奈也受了很多苦。
理解勉强自己的夕奈,\r想着要做点什么事帮帮忙……
然后也像姐姐那样,扼杀着自己的欲望而活着。\r我不知不觉中,便想要守护这个开朗地少女了。
「我该怎么办啊……?」
总之,场面算是被收拾了。\r但是,事态并没有好转。
只是免于变成最差的状况,\r勉强命悬一线而已。
「今天姐姐她……」
我在房间里战战兢兢地等着,不知道她会不会来。\r还是在店里工作的时候比较安心。
而且今天志朗因我而惹怒了姐姐,\r姐姐肯定受了很大的精神打击。
所以才发泄在我身上的,\r这样一想我就安心不下来了。
「朝奈……」
「姐,姐姐……」
今天姐姐也像平时一样来到了我的房间。\r虽然看不出姐姐很生气,不过正因如此我才感觉到不安。
「那,那个,姐姐,今天……」
「其实没事啊。全都是我的错」
「不过……」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你这孩子烦死了!」
姐姐厉声斥责着我。\r不过,我也觉得这种程度肯定会有的。
「抱歉……」
「这不是你道歉就没事的。\r 你又尽是在讨好志朗……」
「…………」
我想大声呼喊并不是那样的。\r不过,我反驳的话姐姐只会变得更怒。
我觉得现在最好就是,\r随便姐姐喜欢怎么讲就怎么讲。
「而且,你今天扮得还挺像的吧」
「呃,扮得挺像……?」
「你不是在装傻吧。\r 扮作一副不会说谎的样子来陷害我……」
「我,我没啊……」
「这样志朗就会误以为我在欺负你了。\r 一想到今后要怎么面对志朗……」
「…………」
「朝奈,我跟志朗没有相爱的话,你要怎样负责任?」
「哎?」
「你说过要让我跟志朗相爱的啊。\r 还是说你是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的蠢材?」
「我,我是说过,不过……」
「我告诉过你很多遍了吧,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
「死掉的妈妈也一定会悲伤的。\r 要是她知道了自己的去世让女儿变得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姐,姐姐!!」
要怎么说我都无所谓。\r但是,只有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妈妈并不是只是我的妈妈。\r也是姐姐的妈妈。
但她却说在天之灵的妈妈的坏话,\r我真不能相信。
「怎么了,朝奈?」
「姐姐,说话有分能说的和不能说的。\r 我们之间的事怎么都无所谓,但不能说妈妈的坏话!」
「我没说她坏话啊。\r 我只是说因为你很笨,所以妈妈也很伤心啊」
「你不用什么事都搬出妈妈来吧!」
「是吗?不过,至少妈妈没有被你骗到呢。\r 志朗和其他客人就都被你骗了呢」
「我……我没有骗任何人!」
「你那样断言就证明你是个坏孩子呢。\r 嘻嘻地笑着对客人们谄媚……我都要反胃了」
「真过分!」
我完全被姐姐挑衅起来。\r听了姐姐的狂言,我失去了自我,大声喊了起来。
不过,内心里,貌似有另一个我认为这样是可行的。\r吵架互骂之后,便会就此了事。
双方在冷静的状态下被相互否定,\r这对我来说更加痛苦。
「谁过分啊。连我都差点被你骗了」
「为什么那样说?」
「你,喜欢志朗吧。不是吗?」
「那,那是……」
「看吧。嘴上说着要让我们相爱什么的,\r 果然还是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呢」
「没那回事啊,姐姐。\r 我为了姐姐做了很多――」
「你说你为我做了很多?\r 仔细想一下的话,你不是什么都没做吗」
「…………」
「志朗来这里吃饭也是偶然啊。\r 不,或许在哪里听到了我这里的菜好吃才来的」
「…………」
「然后你就以帮我为借口,接近志朗,\r 说我忙作借口而你就和他高高兴兴地聊天吧」
「……确实,只说结果的话是那样」
「你承认了吧,朝奈?」
「……这只是结果而已啊。我根本没有打算那样的」
「真过分呢。无意识地伤害别人」
「我……」
「……现在的你,能够否认吗?」
「那是……」
「否认不了吧。事实摆在眼前呢」
我并不是想那样的。\r不过,跟姐姐说的一样,结果总是那样。
「嗯……我呢,对姐姐来说或许是个过分的女孩呢。\r 什么都做不到只会亲切待人……」
我并非没有为姐姐做任何事。\r我是用妈妈的项链来帮忙的。
不过,在别人看来那只是偶然而已。\r而且还用我不希望的形式来实现愿望,所以才会这么糟的。
「你不是很清楚吗。果然是因为你自己就是那样的人吧?」
「我是个笨蛋。所以这就是我的全力了」
「是呢。不过你的全力让事情变得怎样了?」
「……我,已经做了很多了啊,姐姐。\r 这样只会很痛苦而已」
「我也很痛苦啊。不过,那不是我的错」
「……嗯。所以,错的不是姐姐而是我……」
没错,我无法对姐姐说出事实,说了也无法解开误会,\r全部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笨。
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尽是失败。\r要是我能够很好地运用项链的力量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志朗说我太爱自责了,什么都怪自己。\r不过那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了真相的话定会点头承认的吧。
我虽然没有打算那样,但结果还是伤害了姐姐。\r不过,姐姐那无情的话结果上也说中了我的现实。
「知道了的话就算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嗯,嗯……」
「认真专心工作的话,就不会那样了。\r 好好记住,朝奈」
「是的……」
然后,姐姐走出了我的房间。\r我心中,感觉到比没有痊愈的脚上的伤更强烈的痛苦。
第二天,我并不能专心工作。\r因为我让姐姐更加急躁不安了。
虽然我脚上的伤口已经没有出血了,\r但是却开始化脓了。
「怎么回事,朝奈?」
打烊后,在空无一人的店里,\r姐姐向我问道。
「怎么回事是指……」
「你的脚啊。为什么治不好?」
「对不起,姐姐。\r 不过,这我也毫无办法……」
「你有心想要治愈的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姐姐严厉的视线狠狠地盯着我。\r我无地自容,静静地低下了头。
「只要你摆出那种态度,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姐,姐姐……」
「没有被志朗发现真是太好了。\r 治不好是你的错,但他一定会责怪我的」
「那种事……不会的。\r 我会跟志朗解释清楚的」
「别干多余的事!\r 今天之内要把那讨厌的伤口治好。听到了吗,朝奈?」
「是,是的」
我败给姐姐的气势,点头答应了。\r不过,今天之内怎么看都治不好。
我忧虑之后的事的时候,\r姐姐突然问我。
「那么,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哎?」
「你是笨蛋吗?不能理解我的话吗?」
「不,不是那样的……」
今后的事。\r那是对我们姐妹来说,很重要的问题。
虽然姐姐对我很严厉,\r不过我们的感情或许还能挽回。
不过,今后该怎么做。\r具体的答案,我并不能很容易地想出来。
;店内2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一句不知道我是不会让你了事的哟,朝奈」
「不,不过……」
「真没你办法呢。不知道怎么办的话……死掉给我道歉吧」
「……你是认真的?」
「一半是认真的」
「果然……我的愚蠢是不死就治不好的吧?」
「或许死掉都治不好呢」
「姐姐今后要怎么办?」
「不知道。不过,我喜欢志朗,这是没有变的。\r 我到现在还是想跟志朗相爱」
「……我很碍事吗?」
「碍事呢。我不说你都知道吧?」
「嗯。我是姐姐的阻碍呢」
「朝奈,你要被人杀死的话,想被谁杀死?」
「……姐姐……吧?」
「说谎。明明是想被志朗杀死」
「……对不起」
「你连死在志朗手上的价值都没有。\r 要污染志朗的手的话,不如我杀死你」
「……那也好。我确实不想污染志朗的手」
「是呢……他最不适合杀人了」
「那么,如果志朗必须被别人杀死呢?」
「……那是我会杀掉他然后自己自尽。仅此而已」
「那时,我该怎么办呢?」
「早就死掉了呢。被我杀的」
「姐姐你能够下手杀掉我这个妹妹吗?」
「能下手啊。要不在这里试试看?」
「……别这样。我没那么笨」
「我也不是认真的。在这里杀死你的话,\r 志朗就再也不会理睬我了」
「是呢。这种事,别想了。\r 就算是姐妹吵架所开的玩笑也太过分了,姐姐」
「是呢。或许……这已经说不上是姐妹吵架了呢」
「嗯……对不起,姐姐」
「不用道歉了,朝奈。你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嗯,我知道的。我所做的即使道歉也不会得到原谅」
「你的罪孽只能以死谢罪呢。\r 要是承受不住罪孽的深重的话,就去死吧。会好受点的」
「……我知道了,我会的」
然后,姐姐一语不发地离去,\r留下了不可思议的宁静。
互相唾骂的话,那样就完了。\r不过,我和姐姐的关系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到了现在,或许姐姐已经能够若无其事地杀死我也说不定。
我们的关系已经冷淡至极了。
但是,我至今依然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态度。\r尽管我承认自己的过错,不,正因如此我才没有恨姐姐。
果然,姐姐就是我的夕奈姐姐,\r虽然很严厉,但她人又漂亮又能干,依旧是我憧憬的对象。
姐姐变成那副德性,还有她对我恨之入骨,\r那全部都是我的失败,我的愚蠢的错。
正如姐姐所说的,\r我真的是已经非死不可了。
但是,我还不想死。
理由是――
……果然我是笨蛋。就算被杀了也没办法。
………………
…………
……
――然后过了几天。\r我们在不自然的沉默中,过着平常的日子。
;店内2
「……姐姐,拜托了」
「啊拉,志朗来了呢?知道了」
我每次一发现志朗的身影,\r就会向姐姐报告,然后故意去干别的工作。
只有这样,我们的姐妹关系才能保持,\r才能享受制造出来的日常。
;店内2
「朝奈,累了吧?去房间里休息一下也可以哟」
「嗯,嗯……谢谢你,姐姐」
「不用谢。因为你是我重要的妹妹嘛」
因为项链带来的奇迹让姐姐变得很敏感。\r尽管知道店里很忙,她也刻意支走我。
不过,她那样为我着想也帮了我不少。\r毕竟我经常被志朗搭话,让姐姐不高兴。
;店内2
「……朝奈,过来一下」
「呃,志朗已经回去了吗?」
「不是。志朗说想跟你谈一下」
尽管如此还会不时有这样的事发生。\r志朗并没有解开对姐姐的误会,依旧担心着我。
姐姐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没有拒绝志朗的请求,\r带着感觉像是要杀了我一般的视线把我喊出来。
;店内2
「那个……这样好吗?」
「好才怪。不过志朗无论如何都想跟你说」
「嗯,嗯……知道了」
「痛苦的话,随时都可以死掉哟,朝奈。\r 不能自杀的话就跟我说吧。我会帮你的」
「……嗯,我知道」
姐姐依然毫无改变。\r然后我也,毫无改变。
姐姐只是一味希望着我死去,\r而我没有死的觉悟,就受到了姐姐的冷眼对待。
常人无法考虑的我们的关系,\r在志朗面前也变回了很要好的姐妹。
不过志朗已经只是把姐姐\r当做我的姐姐而已。
那给姐姐深刻地刻上屈辱二字,\r尽管那样,姐姐还是忍耐下去。
反应是等志朗走掉之后再爆发。\r打烊之后姐姐花上一段时间对我恶骂。
「我受够了,真想死……」
她用谁都听不见的低声细语说着。\r那不停地重复着,在我的心中回响着。
然后我在考虑自己今后的事的时候,\r又得面对别的重要的问题。
那是,妈妈的那件遗物的项链。\r就算我死了,也不能丢下项链不管。
「妈妈,对不起。我……」
妈妈在临死前把项链托付给我,\r我现在终于明白妈妈那时的心情了。
这件项链明显有着灵力,\r托付给不知情的人会很危险的。
「那样的话……对不起,妈妈。\r 我,无法如妈妈所期待……」
妈妈觉得我的话就能够使用项链。\r但是,我并没有妈妈所想的那么聪明。
因为我很笨,所以项链要杀死我。\r错的不是妈妈也不是项链,而是我。
「不过,我要把项链交付给……」
只有姐姐是不能托付的。\r只有这点是绝对的。
姐姐知道这件项链的话,绝对会用在坏用途上吧。\r正因为我知道如此才没有对别的人说这件事。
「妈妈,虽然他跟我没有血缘关系,\r 不过是我的初恋……所以可以吧?」
没错,我想把项链托付给志朗。\r志朗的话,我相信就能够善用这件项链。
那天发生了件很少见的事。\r朝奈把我叫了出来,在店的后门等着。
几小时前。\r最近不怎么单独和我见面的朝奈向我搭了话。
;店内2
「……志朗」
「朝奈……什么事?」
「那个,抱歉……有件很重要的事。\r 想让志朗你听我说,是件很重要的事……」
虽然我不算是很敏锐,\r不过也知道朝奈最近都在被夕奈控制住。
正因如此,跟朝奈的一对一会话让我感到很高兴,\r但同时又很严肃地答应了她。
「知道了,我会听的。什么都无所谓,尽情说吧」
;▼ここだけ台詞変えたい。
;「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でも、ちょっと込み入った話ですので、
;◆英訳挿入
「谢,谢谢你。\r 不过,是个有点复杂的话题……」
「换个地方说更好吗?」
「是的。而且,应该会很久的,可以的话在打烊之后……\r 不过这对志朗你真是抱歉」
「不必在意。\r 朝奈你会那样做,肯定是件很重要的事吧?」
「是,是的……」
「那么,打烊后。在店的后门那里等可以吗?」
「拜托了。我很快就会到的」
「知道了。那么就此约定了,朝奈」
「是的」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
我所感受到的感动和冲击,无以言表。\r我是怎么回去的?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着呆。
「志……朗……」
我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r然后一股奇特的感情悄然心生。
没想到志朗会对我说这么喜欢我……\r就好像做梦一样。
「不过,我还是……」
结果只是麻烦到志朗而已。\r如果让姐姐知道了这件事,我怎么办才好?
如果只是让她更憎恨我还好。\r比起这个我怕姐姐会伤害到她自己。
姐姐还会认为我在骗志朗。\r她会说,现在的志朗不是真心的。
但是,志朗如果把自己的感情向姐姐表明的话……\r结果会变成怎样,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进来了,朝奈」
「啊,姐姐,嗯,请进」
那个时候,收拾好东西打烊了的姐姐来到了我的房间。\r我马上端正了坐姿,免得让她怀疑我心有所思。
「今天也很忙呢。辛苦了」
「嗯,嗯。但是姐姐你更忙吧?」
「嘛,虽说是这样,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果然厉害啊,姐姐。我还是这么没用」
如果只是这样看,只会看到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姐妹。\r但是,那只是有意做出来的一种假象而已。
「因为朝奈还是小孩子啊。没办法啊」
「嗯……但是,我也不能总是像个小孩子呢」
「可以啊,朝奈,你就一直像小孩子那样子吧。\r 因为如果是小孩子的话,就不会萌生男女之间的爱情了吧」
「…………」
对,姐姐每次都说着这样的话,\r像钉子一样刺痛着我。
虽说那是不现实的,\r但是要吓唬我是足够有效的。
「说起来朝奈,刚才好像看到有个像是志朗的人影,\r 你知道吗?」
「诶,诶!?」
「我觉得他应该是志朗吧……\r 是他有什么个人的事情吗?」
「嘛,嘛,我没有见到……」
可能给姐姐看到了。\r只是那样我便全身毛骨悚然。
「真的吗?我信不过你」
「但,但是,我,真的……」
「……你也知道,自己撒谎不在行吧?\r 朝奈,你对我隐瞒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那个」
「……说出来,朝奈」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不会说谎而这么生气过。\r但如果这时候避开姐姐的视线的话我就输了。
但是对方是我的姐姐。怎么说也不应该欺骗。\r我很混乱,猛然想到了另一个谎言。
「那,那个,对不起,这个……」
「什么,这个是?」
「诶,啊,我发现这个不见了,然后好像志朗捡到了,\r 然后就送还给我了……」
「嗯,这样啊……」
姐姐盯着我手上握着的东西看着。\r我拿着的,是没有石头的项链。
「那,为什么不跟我说?\r 听了你那回答,我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哟」
「对,对不起,这个,是母亲的遗物……」
「母亲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母亲在临终前,给了我的。\r 因为说了要保守秘密,那个,所以没有跟姐姐说……」
慌慌忙忙撒了个谎怎么说也骗过去了。\r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骗了姐姐。
而且,要是她继续寻根问底的话,\r很明显我就会身陷困境。
「我还没听说那样的事。\r 朝奈,你真的从以前就是秘密主义啊」
「对,对不起……」
「反正还对我隐藏了各种各样的事吧?\r 现在把所有秘密全部说出来吧。听到没?」
「但,但是……」
「死了就什么都不能说了,朝奈!」
「嗯,嗯……知道了」
「那样就好。好孩子啊,朝奈」
结果我还是不能逃出姐姐的手掌心。\r但是,只有志朗的事绝对不能说出来。
「那么,首先是这条母亲遗留下来的奇怪的丝带……」
「嗯,嗯」
「为什么这是遗物呢?\r 遗物的话,应该有更加适合的东西」
「这,这是……貌似是因为,这是条特别的银丝吧」
「特别的?」
「嗯。听说,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银丝……」
实际上不是如此。\r这只是条漂亮的丝带,真正有力量的是那块玉石。
但是,如果说出了玉石的事情,那么交给了志朗的事就会被知道了。\r所以我,把有灵力的东西说成是这条丝带。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丝带……是,是这样吧,朝奈」
「呃,你是指?」
「你利用这个为自己获利。\r 肯定是这样」
「不,不是啊,我是为了姐姐的……」
「那样的客套话我已经听厌了。你总是这样。\r 嘴上说是为了谁,实际上却是自己任意妄为」
「…………」
「反正得到志朗的帮助也是,\r 利用母亲的遗物的力量吧,不是吗?」
「……不是这样的」
没错,一切皆由那项链而起。\r唯一不同的只是,不是由丝带而是由玉石的灵力引起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为自己辩解了。\r因为,现在姐姐所说的,正是现实的结果。
「母亲煞费苦心把这个交给了你……\r 朝奈,你却只想着滥用这个东西呢」
「…………」
「而且,打破了和母亲说的守秘密的约定。\r 你这是对母亲的双重的背叛啊」
「我,我……?」
「没错。真没想到你不仅背叛身为姐姐的我,\r 还背叛了母亲」
「……对不起」
「如果是对我道歉的话,在这世上谢罪多少次都可以。\r 但是,朝奈,你要向母亲谢罪的话,非得去那个世界不可啊」
「…………」
「想要对母亲道歉的话就去死吧。\r 然后在死后的世界谢罪,朝奈。知道吗?」
「嗯……」
我,已经了无牵挂了。\r玉石也已经拜托给志朗了,志朗的心意我也听到了。
我死了的话,姐姐就肯定能得到幸福了。\r但现在我知道了志朗对我的心意,我还是有点依恋。
「暂时就由我来保管。\r 反正让你拿着也不会好好地使用的吧?」
「…………」
「母亲的遗物被拿走了哟。不觉得后悔吗?」
「并没什么……已经怎么也没关系了。因为,我是背叛者……」
「很有自知之明嘛。\r 你甚至称不上是母亲的女儿呢」
「…………」
「她生下了你这个背叛者,也会在那个世界感到后悔吧。\r 本来女儿的话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我,我……」
「这样,志朗也终于能看清你的真面目了。\r 跟我的误会也肯定会全部解开的」
接着,姐姐拿着母亲遗物的一部分,\r得意扬扬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虽然这是段充满屈辱的时间,\r但是不可思议的我的心情却很平静,感到微妙的安心。
「呼……」
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r结果,母亲的遗物就完全从我的手上离开了。
能达成愿望的玉石在志朗手上,然后银丝在姐姐那里。\r虽然我被说得一文不值,但我却感到异常地安心。
「虽然和姐姐那样说了,不过应该没问题吧?」
丝带虽然没有灵力,\r现在的姐姐肯定会去使用它的。
在今晚如果许的愿望没有达成,\r我知道姐姐又会说我骗她的了。
实际上,在这件事上我是欺骗了姐姐的。\r但是比起姐姐能实现愿望要好。
从经验上看,我也不觉得那项链有灵力,\r我想,正如母亲所说的,实现愿望要用自己的力量。
尽管为时已晚,但我终于体会了母亲当初的忠告。\r一切的祸因,都是源于我使用了那个项链。
「姐姐变成那样,全部是我的错。但是——」
但是,并不是只有坏事。\r正因为也有好事,所以我才不能断言是项链的不好。
「和志朗相遇绝非偶然。\r 是我的愿望把志朗呼唤到家里的店里来的,然后……」
志朗说了喜欢我。\r果然我也是喜欢志朗。
虽然是绝对不能和志朗相爱的,\r但这显然是幸福的一种表现。
第二天早上,我带着不同的心理准备来到了佐佐井亭。\r朝奈的告白,让我的感悟和想法都有了新的变化。
「啊……」
「欢迎光临,志朗」
出来迎接我的,是夕奈,这很罕见。\r这个的『和平时不同』的情况让我有些在意。
「你好,夕奈。说回来……」
「怎么了?」
「不,我想夕奈不是和平常一样的忙吗」
「啊,那个啊。偶然而已,偶然」
「喔……」
她微妙地强调了『偶然』这词。\r昨天,虽然听了朝奈的话,但是还是不能放心。
「志朗来到这附近我就心有灵犀了呢」
「……真的吗?」
「嗯」
夕奈微妙地微笑着。\r直到现在一直都是那样,今天更是如此。
「真,真的是那样的话就厉害啊」
「要说真话的话,如我刚才所说,是偶然而已。\r 我只是,不时这样在门口看看你有没有来」
「那样啊……嘛,那也是当然的。\r 因为夕奈也有厨房的工作啊」
「所以真的太感谢今天的偶然了」
我不由得怀疑是不是真的是偶然。\r但是,从夕奈所说的话没有感到什么不自然的。
我在心中一直疑惑不解,\r然后夕奈就带我走进店里了。
「怎么样,志朗,今天的味道怎样?」
「嗯,啊,和平时一样美味啊,夕奈」
「这样啊,谢谢」
我一边吃着一边和夕奈对话。\r这时,我也在时不时环视着寻找朝奈。
「夕奈,那个……朝奈呢?」
「在哪里呢?从这里看看不到她的身影啊……」
「那样啊」
……很奇怪。以往的话,只是说出朝奈的名字样子她就会变得奇怪。
但是,从现在的夕奈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一种从容感。
我越来越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
「最近朝奈也好像拿出了干劲了,\r 姐姐我也很高兴啊」
「是……那样吗」
「嗯」
虽然她说出了理由,但我怎么也搞不懂。\r我开始想是不是被夕奈骗了。
总之我想见朝奈。\r我总觉得真相只能在她身上找到。
「夕奈,可以叫朝奈过来一下吗?\r 我有些话想问……」
「是说,有要问的事吗?」
「只是些小事」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可以问我」
「……是有点私人的问题」
「跟朝奈的私人问题,吗?」
「嗯……啊,不,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
「那么可以在朝奈来之前等一下吗?\r 那孩子也在工作,会妨碍到她……」
「那,那也是啊。\r 那么,对不起。我可能有些狂妄了」
「没有这回事。\r 我才是的,没有按照客人的意思做,真是对不起」
她这样就把我的要求巧妙地避开了。
尽管我知道了夕奈的意图,但其方法真是巧妙。
直到刚才夕奈也没有违背我的意思,\r但现在却露出了本性。
「那么,志朗,在吃饭的时候一直这样等着也没用,\r 希望你在饭菜冷之前吃了吧……」
「啊,那也是啊」
夕奈也有工作的吧,她说完就离开了。\r我没有提出异议,然后照她说的开始吃了。
「唔!!」
但是,多少有点急了吧,我的喉咙被卡住了。\r慌慌忙忙地找水,但是很不幸的在附近找不到。
「志朗!」
「唔……」
刚走不远的夕奈回来了。\r她把水递给我,托她的福我渐渐缓过气来。
「没事吧,志朗?」
「嗯,嗯……全靠你总算没事」
「志朗你没事就好」
夕奈露出笑容。\r那是美妙而且开朗的笑容。
但是,现在的我甚至连她那笑容也不能坦白地接受。\r听了朝奈的话以来,我一直对夕奈投以怀疑的眼光。
「还要再来一杯水吗?」
「不,可以了。已经稳定下来了」
「那么……,请慢用」
然后她笑了笑便走开了。\r虽然说是美人至高无上的笑容,但是我的心却安定不下来。
夕奈的背影风姿凛然。\r我突然想起朝奈纤细的身躯,越发感到悲伤。
今天又要以忙碌告终。\r姐姐自始至终心情都很好,这是很明显的。
只是,我不知道姐姐心情好的理由而已。\r那理由当然不会是让人高兴的事,于是我陷入了失落。
「辛苦你了,朝奈」
「嗯……姐姐也辛苦了」
关门后的时间,对我来说只有痛苦。\r听到姐姐的挖苦后,便会更加地痛苦。
「比起那个,朝奈,母亲遗留下来的银丝……」
「嗯,嗯……」
「好好许愿的话,就能实现。真是厉害啊」
「对,对啊。太好了,姐姐」
口中一边说着,我被一种罪恶感笼罩全身。\r我觉得母亲的遗物被玷污了,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果然母亲是不会说谎的。\r 跟某人完全不同」
「…………」
「怎么了,朝奈?被说中了很愤恨吗?」
「不……没有……」
「也对呢。虽然如果说错了就很愤恨吧,但是这是事实。\r 你也没办法反驳了」
确实,我对姐姐撒了谎。\r但是,不知为何姐姐的愿望好像能够达成。
我只是对这点有疑惑,不能理解。\r我若无其事地试着向姐姐问一下。
「姐姐,对母亲的遗物许了个什么愿望了?」
「诶,想听吗?」
「嗯,稍微有点兴趣……」
「好吧,就告诉你吧。让志朗的喉咙卡住,\r 我去帮助他这样的愿望」
「那,那样啊」
「因此志朗在吃饭的时候喉咙被卡住了。\r 正好我在旁边递给他水了」
「……志朗,没事吧?」
「肯定是没事的啦。\r 卡到喉咙这种程度的事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人死去的」
「虽然是这么说……」
「而且你认为我会让志朗这么轻易地死去吗?\r 我们还有未来,怎么会做这种事」
姐姐充满自信地说。\r但是,我感觉到的却是她那黑乎乎的心。
拥有实现愿望的灵力的应该是给了志朗的白色玉石才对,\r而不是姐姐拿着的银色的丝带。
莫非姐姐的事不是偶然,\r而是用自己的意志强行地达成了愿望的?
「但,但是姐姐,那个真的……?」
「啊拉朝奈,你,怀疑我吗?」
「没,没有那回事」
「我好好地许过愿了哦。\r 我才不是看到结果后,才捏造出这样的原因呢」
「但是,也有偶然的可能性……」
「即使是偶然也没关系。\r 结果如我所愿的话,原因什么的没有关系」
「让志朗的喉咙卡住,是姐姐的愿望?」
「说什么傻话?我的愿望只是能够帮到志朗。\r 喉咙卡住只不过是手段而已」
「为了姐姐的愿望,宁愿让志朗受苦?」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r 当初你自己,用的也是这样的方法不是吗?」
「那是……」
「看吧。虽然你说着责备我的话,\r 但是却不想想自己是怎样的」
「但是,我……」
我没有想过为了自己的愿望而伤害到其他人。\r绝对没有想过用这样的手段。
即使说我和姐姐的立场不同,\r也不会用姐姐也做同样的事为由推搪过去的。
用那样的方法得到的东西,\r是绝对不会带来幸福的。
「你对志朗都说我什么了,朝奈?\r 直到现在不断做着卑鄙的事,你是这样说吗?」
「…………」
「本来你不用卑鄙的手段就不会变成这样,\r 有必要用这样激烈的手段,去歪曲志朗的心……」
「你说激烈的方法……?」
「如我所说,朝奈。\r 如果没有你做多余的事,志朗就不会变成原来那样」
「你说的是……」
「稍微受点伤也是不得已啊。\r 但是,能从被你欺骗的后遗症中恢复过来也安心了」
「怎么会……那样志朗不是很可怜吗」
「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朝奈。\r 明明你已经是毫无价值,只有死路一条的人了」
姐姐充满厌恶地说着。\r但是,我想那是姐姐的真心话。
对于姐姐来说我真的是垃圾般的存在,\r她觉得我连弄脏她的手的价值都没有。
这么想的话真的可悲。\r我一直,都是喜欢着姐姐的。
「姐姐,……我如果死了,就能承认我的价值了吗?」
「对呢……也不是说不能这么想。\r 你对我来说也是唯一的妹妹啊」
「你还,把我当做妹妹吗?」
「你在说什么啊,因为是事实所以我也没办法。\r 你是父母亲的女儿,这点毋庸置疑」
「……也对呢,姐姐」
「所以我不能否认事实。\r 但是,如果你死了,就把你忘记了这种程度的事我也是做得到的」
姐姐很干脆地说了。\r在她的话中感觉不到一丝亲情。
但是,我不想这样就死心。\r我最后再问姐姐一句。
;"■「姐姐你,想要忘记我吗?」",*s3_8_1,
;"■「……姐姐你,已经不会再爱我了吗?」",*s3_8_2
#text_off
「姐姐你,想要忘记我吗?」
我回想起和姐姐一起经历过的很多快乐的事情。\r我虽然承认我不是个好孩子但也不想否定我的回忆。
但是,姐姐一直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r被那样的眼神看着,我的不安就会进一步加强。
「想忘记啊。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
「但,但是……」
「我应该不仅仅是否定现在的你哟,朝奈」
「……什么意思?」
「我从以前,就一直忍耐着你。\r 直到现在才说出来而已」
「那么,我们那些快乐的回忆……?」
「那是幻觉。忘记吧」
「怎么会……」
「我一次也没有爱过你。\r 你觉得我爱你的,只是单纯的妄想而已」
姐姐可能已经不再爱我了。\r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我总觉得是那样。
但是,我不会有同样的想法。\r即使姐姐不爱我了,我同样会爱着姐姐。
「……姐姐你,已经不会再爱我了吗?」
我不希望已经无法挽回。\r虽然我已经死心了不知多少次了,但是我还是相信着姐姐。
但是,姐姐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r我的思念,并没有通过话语传到姐姐那里。
「把你当做妹妹般疼爱,是我人生最大的污点。\r 疼爱背叛者的羞耻,让我没脸见人」
「……我,爱着,姐姐的哟。\r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一直……」
现在的姐姐不是我真正的姐姐。\r但是,不管是哪一个都是我的姐姐,这点不会变。
姐姐一定会变回原来那样的。\r为此,我不惜付出性命。
「对了,朝奈,你对我……」
「嗯……」
「……背叛就是你爱的形式吧。\r 我总算知道了,朝奈」
「诶?」
「狠狠地骗我背叛我,然后就说是姐妹的爱?
 那真是扭曲的爱的表现啊,朝奈」
「不,不是的……」
「肯定是那样。不然怎么做出这样的事?\r 滥用母亲的遗物,玩弄我的心!」
「那是……」
「我爱你的话就去死吧。\r 你死了的话,爱你也可以」
「…………」
「说白了就是,你很碍眼。\r 觉得不能向我撒娇了,就改变态度」
「我没有,这样想过……」
「那么,你怎么向我解释?\r 你那无聊的眼泪已经不管用了」
「…………」
「虽然直到现在都被你那可爱的样子所欺骗。\r 但是你一脱下面具就露出一副丑陋的面孔」
姐姐冰冷的眼神,冷漠地盯着我。\r我无言地忍受着那种重压。
可能是心理作用,姐姐的表情让人觉得她游刃有余。\r那明显,是从银丝来的自信。
「大家都继续被你那样骗着。
 客人也好,志朗也好,母亲也好,大家都……」
「…………」
「母亲没有把遗物给我啊。\r 却说要给妹妹的你」
「……对不起。\r 我,以为姐姐也得到了别的东西……」
「能够和能实现愿望的线相提并论的东西,\r 不会满大街都是吧。知道吗?」
「……不,不知道」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朝奈。\r 母亲也看错人了呢」
「我并不会……否认自己是个笨蛋,姐姐」
「对吧。只有你自知自己是笨蛋,\r 我才会认同的,朝奈」
「……如果我不是笨蛋,就不会变成这样。\r 我也会一直和姐姐很好……」
「天真的幻想啊。你的愚蠢并非从前就有。\r 错的是你背叛了我」
「…………」
「笨能被原谅,但是背叛绝对不能原谅。\r 本来我还一直相信着你……」
「对不起……」
确实姐姐过去是相信我的。\r不,甚至可以说是依赖着我。
父母死后,\r只剩下我和姐姐两个人。
无论姐姐如何比我坚强,\r本来可依靠的双亲都去世了,这是无法改变的。
我非但没有明白姐姐藏于心中的痛苦,\r反而向姐姐去撒娇,仿佛她是母亲的代替品。
虽然姐姐一次又一次地向我求助,\r笨拙的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
我没想过要背叛姐姐。\r但是,就结果而言我却背叛了姐姐。
然后已经,也不打算做无用的解释了。\r因为,在我对志朗说了喜欢你的时候,我就是完全的背叛者了。
「但是还好,因为我还有这个。
 我要让迄今为止你的背叛对我造成的伤害全部治愈」
姐姐拿出银丝给我看。\r银丝像响应着姐姐的心情似地,发出妖艳的光芒。
「但是不要忘记哟,朝奈」
「诶?」
「就算一切回到过去那样,也有一件无法改变的事实」
「……姐姐,那是……?」
「你是永远的背叛者,我绝对不会原谅」
「姐姐……」
「所以你死了我会更高兴点啊,朝奈。\r 看着我和志朗相爱的样子你也忍受不了吧」
就这样,姐姐说完后就从我的房间出去了。\r只留下我一人,独自发着呆。
空荡荡的房间让人感到悲伤,催泪至极。\r我低着头,失落感让我潸然泪下。
第二天,我还没受够教训,又来到了佐佐井亭。\r我感觉这家店还是尽量少来比较好。
但是我非来不可。\r我不能为了明哲保身,而对朝奈置之不理。
「志朗,今天怎么来了?」
「呃……我有事想拜托夕奈你」
「知道了。为了志朗怎么都行」
「嗯,拜托了」
「那么」
今天我还是看不到朝奈的身影。\r有时眼前闪过相似的人影,但她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然后夕奈却在这。\r虽然只是朝奈和夕奈交换了,但是我还是不能安心下来。
「志朗,让你久等了」
「啊,夕奈——」
「咣!!」
拿食物来的夕奈突然间在我前面滑了一下。\r我反射性地伸出手,接住了夕奈。
「啊……谢谢,志朗……」
「不,不用……」
我在她滑到之际接住了她。\r但是,我说不出话来。
「志,志朗,你的手!」
「嗯,嗯,我知道……啊!」
不知是不是在摔倒的时候小刀掉了下来,\r把我的手割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我马上给你治疗!」
「拜,拜托了。血也出了不少——」
我还没有说完。\r夕奈一步也没动,已经拿到了药箱。
「夕,夕奈?」
「别担心。别看我这样,我已经习惯了」
「不,不,不是这个问题……」
       为什么那里,会有药箱?
但是,我不能将这个疑问说出口。
我知道这疑问是不能说出来的。\r我观察着夕奈,闭口不言。
「血止住了,然后消一下毒就没有问题了」
「…………」
「……志朗?」
「嗯?」
「对不起。都是我让你遭遇这样的事……」
「并没有什么事」
「但是……虽说是事故,但是让志朗受伤了,\r 这一点也是事实啊」
「事故,啊……」
对,这应该是事故。\r但是,我却感到有种人为的感觉,觉得夕奈很恐怖。
这个时候,我希望朝奈能在这。
;店内2
我环视四周,希望寻求帮助。
「啊,那个,夕奈,朝奈呢?」
「朝奈在工作。志朗你的伤由我来帮你治疗」
「但,但是……」
「你有什么特别的事要找朝奈吗?」
「嗯」
「我会帮你转告的。\r 不用顾虑,把我当做妹妹跟我说就好」
「虽然这么说……」
「那也是为了我妹妹。\r 那孩子最近有点得意忘形了呢」
「…………」
她居然能够若无其事地说出那种话。\r朝奈那憔悴的脸,哪里得意忘形了。
我对夕奈无意中的发言感到愤怒,\r但也只是被她那气势压着,没有说什么话。
「稍微太娇惯她了,失败啊。\r 不严厉一点不行啊……」
「……是吗?」
「嗯,对啊」
「朝奈她那样看起来很振作啊」
「那不能说是很振作哟,志朗。\r 朝奈那样叫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天高地厚,吗……」
「对啊。她学会用快乐的外表来掩饰自己……
 踏实工作的重要性,那孩子一点也不知道」
「她不是在认真工作吗?」
「所以说那只是外表。\r 只是志朗在看着她的时候她才会认真」
「那么,看不到的时候呢……」
「她究竟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夕奈轻轻一笑。\r她的笑容之中,隐约潜藏着喜悦。
很明显夕奈知道朝奈在做什么。\r然而她却边说着这样的话,边暗中拍手称快。
「朝奈!!」
我突然叫出了这个名字。\r就算看不到她的身影,声音也应该传得到她那。
但是,即使我心怀愤恨地呼喊着朝奈的名字,\r在残酷的现实之中,希望也很快落空了。
「志,志朗?你怎么了?」
「啊,不,因为我好像看到了朝奈……」
「……怎么可能」
「诶?」
「不,不,没什么事」
「那样啊……」
于是我确信了。\r朝奈被夕奈命令不能出来让人看到。
但是听到我的呼唤的朝奈,\r想着可能发生了什么事而来到了这里。
「志,志朗……?」
「朝奈!」
「呀,朝奈。好久不见」
我装作很平常地打招呼。\r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平常。
「志朗,那个……姐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事也没有。\r 志朗受伤了,我给他治疗而已」
「但,但是,受伤……?」
「跟你没关系,朝奈。\r 这里疗伤要两个人没有意义吧?好了,走吧」
「朝奈!」
我看着朝奈的眼。\r在夕奈面前,我不能叫她留下。
但是,我希望朝奈能够留在这里。\r虽然我知道继续留在这里对于她来说是很痛苦的。
「那,那个,志朗……?」
「朝奈!」
「对,对不起,姐姐。知道了,但是志朗……」
「你又想要这样在志朗面前装好孩子?
 适可而止吧,朝奈!」
「但是,我不能放着受了伤的志朗不管!!」
朝奈并没有逃开,\r而是直言不讳地说着。
直到现在,朝奈都屈服于夕奈的淫威之下。\r而且我也是一样。
但是,现在的朝奈不同。\r违背了夕奈的意志,明确了自己的意愿。
「对于姐姐可能我不在比较好。\r 但是,志朗不是」
「你,你说什么!?」
「我不是在怪志朗,但是如果志朗想要我留在这里的话,\r 即使姐姐说不行我也要留在这里!」
「你那样说不是在怪志朗吗?」
「姐姐,伤害志朗你很开心吗?\r 就算我看到现在的志朗,也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朝奈看着我的手上的伤温和地说着。\r那视线充满了关怀,光是被她看着就感到心里暖呼呼的。
「姐姐喜欢志朗的哪里?\r 脸?还是声音?总之我不能理解姐姐」
「……少管闲事,朝奈。\r 而且在志朗面前,你不觉得很失礼吗?」
「如果是普通的客人就会觉得失礼。\r 但是,志朗不是普通的客人不是吗?」
「你适可而止啊,朝奈!\r 不能有差别地对待客人!」
「差别对待客人的是姐姐吧!\r 而且我,觉得差别对待也无所谓……」
「什么?你这样说,我不会放过你的」
夕奈这样说着,盯着朝奈。\r但是,朝奈没有退缩,也直视着夕奈的眼睛。
「姐姐,志朗以外的客人的脸,你都记得清吗?」
「那个……」
「因为姐姐要做菜所以不行吧,\r 只要来过一次的客人的脸,我都能全部都记得哟」
「……那是在讽刺我吗?」
「不是那样。只是,接待客人只有形式是不行的。\r 必须一个个地接待客人,让他们过得愉快」
「这里是吃东西的店啊。\r 如果有那样的时间,不是应该去做更加美味的食物吗?」
「我知道。但是,因为我做不到。\r 所以我想做自己能做的事,即使是只有一点也好」
「……那就是,记住客人的脸?」
「那只是全部中一部分哟。\r 但是,你不觉得客人会高兴吗?自己的脸被别人记住了」
「我不否认这点」
「所以,我认为必须差别对待各个客人。\r 不是把他们当做一般的路人,而是真正地了解他们」
「…………」
「确实我和姐姐相比,本领也还是不强。\r 但是,我对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是很重视的」
「……只是在狡辩。真丢脸」
「而且,还有一件事……只有我能做到的事。\r 我对那件事也一样很重视,甚至比其他事更重视」
「什么啊,说来听听?」
「那就是,爱着姐姐……」
突然,感到一阵风吹过。\r朝奈的想法乘着风吹向夕奈。
虽然一直被欺负,但是朝奈仍然想念着夕奈。\r她的思念发自真心,由衷深刻。
「因为我是个笨蛋,所以或许不能向姐姐很好地表达出来。\r 但是,我一直都是,爱着姐姐的……」
「朝奈……」
「姐姐对于我来说,是最后的亲人了。\r 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在一起了,我们必须好好相处」
「我……我本来也是那样想的啊」
「我从来就没有打算要伤害姐姐。\r 只是,只是希望姐姐能够幸福……」
「……不敢相信。我不信」
「如果是为了姐姐,我想即使去死也可以。\r 但是,不能就这样让姐姐孤独一人」
「吵死了,闭嘴」
「不,我不会闭嘴。\r 因为已经说出来了。不说到最后也不能说清楚」
「……好了别说了」
小声嘟囔着的夕奈的命令没有了平时的气势,\r没有了喝止朝奈的力量。
然后朝奈无视夕奈的阻止,继续说下去。\r她说的话虽然像大人一样成熟,却跟小小年纪的她很相称。
「对于我来说姐姐是必要的存在。\r 但是,那不仅是对我而言」
「对我来说,妹妹是没有必要的……」
「我是姐姐的妹妹,姐姐是我的姐姐,\r 所以,这羁绊至死不渝」
「……那么,你死了就好了啊」
「我不想切断,这个羁绊。所以姐姐,\r 如果无论如何都说要切断羁绊的话,那姐姐去死吧」
「什么,你说什么,你这家伙!?」
「还是说不想自己去死,所以要杀我?」
「当然不是!\r 如果要为了你去死,倒不如我把你杀了!」
夕奈在我面前清楚地断言。\r但是,那是夕奈的过错。
看着这对姐妹吵架的不只是我。\r其他的客人也清楚地看着,听着。
鸦雀无声的店里,只有夕奈的怒吼回响着。\r那种不可思议的寂静,让夕奈渐渐找回了自我。
「啊,我,我……」
「夕奈,其他的客人也在看着。\r 换一下地方比较好吧」
感受到周围的气氛的我,那样劝告着夕奈。\r激动的她,果然也往店外跑。
「在这里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但是,问题已经出现了。\r显然,刚才在场的客人都为那不寻常的气氛,感到恐怖了吧。
他们只当做一时的玩笑就完事还好。\r但是,对这家店的评价也有可能会变差。
「――不过,夕奈你是不是稍微有点轻率了?」
;■ここなし。探すか。
;「あっ、わ、私……」
「…………」
「比起和朝奈争吵,还是应该看看周围比较好。\r 今天这样的事处理不好的话,会影响到佐佐井亭的存亡的」
可能,稍微有点夸张了。\r但是,对现在的夕奈多少给点警告比较好。
但是,对于将店放在第一位的夕奈而言,\r我却给了她预想之外的冲击。
「我的……佐佐井亭吗……?」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吧。\r 但是,如果有时间吵架的话,倒不如一起合作守护这个店」
「…………」
即使我对她说话,夕奈也没有回答。\r因此我想这次会的事会成为良药吧,然后我转向朝奈。
「朝奈」
「啊,志朗……」
「别太在意。\r 虽然夕奈可能说了些多余的话」
「不……你能告诫我,我真的非常感谢。
 我也完全没有理会到客人的事」
朝奈轻轻地低下头,\r她的表情虽然不像夕奈一样,但也有些沉重。
但是,这样,对朝奈的非难就会减轻,\r想到这,我就能放下心来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店内2
今天我也来到了佐佐井亭。\r说实话我是不想来的,但事到如今不应该逃避了。
既然我向朝奈告白了,既然我决定了要守护她,\r就算多么辛苦,也必须尽自己的所能保护她。
「结果,还是不知道真相,吗……」
今天我比平时久留了一会,\r但还是一次也没看到朝奈的身影。
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没有见到朝奈,这让我感到不安。\r我心里回荡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我们以后也无法相见了。
「没办法,只能明天再来了……」
今天只是偶然没碰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r我改变了心情离开了佐佐井亭。
但是——
「那,那个……」
「嗯?」
我听到了细微的声音。\r我对这个声音,很耳熟。
「那个,志朗……?」
「难道是,朝奈?」
「是,是的」
果然是朝奈的声音。\r虽然显得有些消瘦憔悴了,但五体幸好还是完整的,我暂且安心了。
朝奈一边留意着周围一边向我走来,\r用着快要死的声音向我说。
「那,那个,志朗,我有事想要和你谈……」
「知道了。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谈的」
之前的朝奈,尽管被夕奈严厉地苛责了,\r但是面对周围的人的时候还是表现得很开朗。
但是,现在的朝奈已经完全看不到那从容的脸色。\r这明显,是她已经到了极限的证据。
「被姐姐听到了就危险了,\r 所以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到店的后边来……」
「也对呢,那么走吧」
「对不起,麻烦到你了……」
「不用在意」
朝奈清楚地说是『危险』。\r那是什么意思,不难想象。
虽然我为了不让朝奈感到不安而摆出轻松的样子,\r但是反而是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
「这里就可以了吗?」
「是的……」
我和朝奈来到了店的后门。\r在这里的话就不用担心被夕奈看到。
「但是,店那边没问题吗?\r 离关门的时间稍微有些早……」
「已经无所谓了。\r 因为我没有必要去店里帮忙了」
「那,那么你还……」
比想象中还严重。\r朝奈冰冷的话语,让我无言以对。
在店里看不到朝奈,\r是因为她本来就没有到店里来吧。
虽然她是穿着平常店里穿的工作服,\r但是,不见她有工作过的痕迹。
「单靠我的力量已经不行了。\r 而且,志朗你也……」
「我?我怎么了?」
「是,是的。\r 我因为很笨又让姐姐把我当做背叛者了……」
「那么朝奈你又受苦了吗」
「如果只是那样就好。但是,姐姐完全发怒了,\r 说只是为了要让我痛苦就要让志朗你受苦……」
「什么!?那是真的吗!?」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因为我想不到夕奈会要伤害到我。
实际上,在我看来,夕奈至今为止的一言一行,\r全都是出于她对朝奈的嫉妒。
「是的,因此……我希望志朗你不要再到店里来了。\r 志朗如果来了,我不知道姐姐会对你做什么」
「朝奈你想说的话我明白了。\r 但是,那样的话不就只留下你了吗?」
「我不知道。\r 但是,姐姐说了不杀死我而要我继续受苦」
「岂有此理……\r 夕奈做出这样的事究竟有什么好处?」
「我想那是对作为背叛者的我,应有的报复。\r 因此我不能责怪姐姐」
「拜托了不要再摆出一副做好了觉悟的样子!」
我已经对这对姐妹的做法感到厌烦了。\r背叛什么的,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
而且朝奈又经常过于自责。\r明显是夕奈的不好,真让人费解。
「对,对不起。但是……」
「错的是夕奈吧?\r 反正肯定是她自己认为你错的吧!」
「不,不是的!只有这次那个……」
「……那么,详细说给我听好吗?\r 要说是谁对谁错的话,我最清楚了」
「知,知道了。就如志朗你所愿吧。\r 我会把昨天的事,全部说出来……」
这样,我就从朝奈的口中了解了这事的始末。
恢复了的姐妹羁绊,以及无法逃避的朝奈的背叛。\r我切身置地的想着,一直在听朝奈的话。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是的。明明已经让姐姐回到原来那样了,我却……」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啊。\r 朝奈也不用那么自责」
「但是,我欺骗了姐姐这依然是不变的事实。\r 所以我觉得要老老实实地,接受姐姐的惩罚」
「你不觉得痛苦吗?」
「痛苦。肯定会痛苦的。\r 所以……我想去死」
「觉得死了就会开心吗?」
「是的。因为姐姐是绝对不会把我杀了的」
「所以,别想着要死了,逃去别的地方比较好吧。\r 逃到夕奈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已经隐约感觉到,在那对姐妹身上\r不会出现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之类的好事。
所以我只好劝她逃走。\r舍弃至今的人生,在别的地方探索新的生存方式,这也不错。
然而死了的话一切希望就都破灭了。\r因此我不想让这个可怜的少女这么轻易地死去。
「逃跑……吗?」
「对。比死要好多了吧?」
「……那种事,我从来都没想过」
「那是因为你还觉得能够船到桥头自然直啊。\r 如果你还觉得有那种可能的话,最好就不要逃走」
「也是呢。昨天之前无论发生了什么,\r 果然姐姐还是有希望变回原来那样的」
「那么今后怎样?」
「…………」
「如果你还觉得能回到原来那样的话——」
「不可能。因为,因为我已经完全是背叛者了」
「是吗。那么,还是逃跑比较好。\r 朝奈要逃亡的地方我会帮你物色的」
我相信这样就能救出朝奈。
但是,她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明朗起来。\r她只是一脸阴沉地想着事情。
「……朝奈?」
「那个,志朗,我……」
「怎么了?不用在意,说吧」
「志朗你对我那么好,我很高兴,\r 但我还是不能逃走的」
朝奈看着我说道。\r那眼神里不存在一丝含糊。
我不觉得那是十分理智的行为,\r于是马上向朝奈问道。
「为什么?」
「我想过了。\r 死亡和逃走虽然都很简单,但是逃走的做法太卑怯了……」
「但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是的。问题不在我这。\r 我不在的话那么佐佐井亭就……」
「店交给夕奈就好了」
「……果然还是不行。没有我跟着姐姐是不行的」
「就算每天如地狱一般你也不逃?」
「是的。总之,看样子姐姐应该不会把我杀死。\r 只要我忍耐,那么我们的店就不会倒闭了」
「如果逃到远方就没必要担心店吧。\r 为什么朝奈你那么在意那家店啊?」
我还是不能理解朝奈的想法。\r我不理解为什么她那么为那家店着想。
但是,在稍微感到焦躁的我的面前,\r朝奈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因为,佐佐井亭是我们大家的店」
「大家的……店?」
「是的。父亲和母亲,还有姐姐和我。\r 聚集着家里四个人的店」
「……很重要吗?那家店」
「因为我的人生几乎都是和那家店在一起度过的。\r 所以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店消失」
「为此不惜浪费自己今后的人生?」
「我一点也不觉得那是浪费。\r 辛苦也好悲伤也好,佐佐井亭的存在就是我活过的证明」
「那是,为了姐姐……夕奈?」
「不是的。这是为了我自己。\r 当然,也有为了姐姐」
「……那样啊。我明白了」
朝奈已经决定了。\r看到她这双眼,我已经什么也不用说了。
如果朝奈是为了夕奈而舍身的话,\r就算再怎么勉强,我也会阻止她吧。
但是,朝奈已经明确地说了。\r这也是为了她自己。
如果那是朝奈的意志,我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r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力帮助她,无论能使多大的劲。
「那么,我也不阻止你了。\r 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你不管」
「虽然如此,但是如果志朗再接近我的话,\r 也会麻烦到志朗你的」
「跟朝奈受到的痛苦比起来,这不算什么」
「我想姐姐也会那么想的,\r 只是你站在你自己的角度上考虑不到这点」
「……什么意思?」
「我想姐姐是绝对不会把我杀了的,\r 但是如果想要让我受苦,可能会杀死志朗你」
「怎么会……」
「所以这都是我的错。\r 都怪我之前一直都伤害了姐姐」
「那么,我怎么办才好?\r 就这样自然地离开?」
「我觉得那对志朗来说是最好的。\r 志朗你很优秀,所以不用拘泥于我的……」
「不是那个问题啊。\r 我不是那种冷漠到放着苦难者不管的人」
「所以,从现在起请变得冷漠吧。\r 那样我也……我也不用那么痛苦」
「朝奈……」
变冷漠是很简单的。\r对一切事情视若无睹便可以了。
但是,那样就太过悲伤了。\r我还很年轻,不希望今后沉浸于悲伤之中。
我知道朝奈说的是什么意思。\r她的意思是,我变得讨厌朝奈,朝奈也变得讨厌我就好。
明明只是那样的事,明明比起要喜欢对方来更加简单,\r但我却不能狠下心来。
那肯定因为,我对她还很执着,\r所以还不能就这样忘却她。
我不知道是否该称这为『爱』,\r但我的感情已经无法用别的词来形容了。
「如果我变冷漠了的话,朝奈你就能稍微安心了吗?」
「是的,大概……」
「你自己能一个人活下去?」
「我一个人会更轻松的。\r 我已经厌倦了一边伤害别人一边活着了」
「这样啊……」
「所以请忘记我的事情,走自己的人生吧。\r 志朗的话肯定能够幸福的」
「你要我明知你很痛苦,都要一个人幸福吗?」
「跟我没有关系,\r 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
「也就是说,我和你当做素昧平生……\r 你是想这样说吗?」
「请那样做吧。\r 我也和志朗相识的日子尚浅,还来得及」
我知道这样做是为了双方着想。\r尽管我知道是那样,但是我还在想着别的解决方法。
朝奈一直都自暴自弃,\r但我不希望跟她一样简单地放弃。
「肯定还有别的方法……」
「没有的」
「不要放弃考虑别的方法啊。\r 只要去想,或许就能找到出路了」
「……你跟姐姐说的话刚好相反呢」
「诶?」
「姐姐说过,无论怎么烦恼,现实始终不能改变。\r 所以……」
「所以?」
「所以,要用项链的力量……」
对了,我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r我们有夕奈所没有的东西。
我从朝奈那里接到的要我保管的遗物白玉石,\r还在等着我们去许愿呢。
「对了,还有项链。朝奈,使用项链的力量吧」
「项链的力量,吗……」
「使用项链让夕奈变回原来的她就好了」
「但是,我没什么自信……」
「如果你担心又会失败的话,就放心好了。\r 因为这次由我来代替你」
「……我就是担心志朗你」
「相信我,朝奈」
虽然我是说,但是朝奈没有根据能够相信我。\r但是,现在只能让她相信我了。
「朝奈的母亲就是为了这种时候,\r 才把项链委托给你的吧?」
「我想是这样。但是……」
「现在,我已经想不到有更好的办法了。\r 虽然我也知道朝奈会不安——」
「不是的,志朗!」
「……不是?」
「确实,我想现在也只能依靠母亲的项链了。\r 但是,那样的话我不就又骗了姐姐了吗……」
「在夕奈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许愿,\r 让过去的事像没发生一样,这样做你果然是不肯吗?」
「是的。我已经不想再背叛姐姐了……\r 不,我不希望再背叛任何人了」
「原来如此。那么,对夕奈说出事实吧。\r 那样的话,就不是你在偷偷摸摸地干什么了」
在夕奈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许愿,让过去的事恍如梦寐,\r不仅是朝奈,别人也会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那样的话,就先告诉夕奈,\r然后再向玉石许愿就好了。
原本事情的开端就是那条项链。\r如果没有项链的话,佐佐井姐妹就能普通地生活的吧。
所以,要对夕奈说出首饰的真相。\r为这段怨恨画上终止符,我觉得这样就能够解决了。
「对姐姐说……吗?」
「没错。如果把全部的真相摆明,\r 那样就不用怕欺骗了夕奈了的吧?」
「……嗯,如志朗所言。\r 我刚才也是那样想的」
「那么,朝奈,那样就行了吧?」
「是!」
「但是,那白玉石还在我的房间保管着。\r 必须去取回来,朝奈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
「和我一起来吗?」
「…………」
「我没有,勉强你的意思。\r 但是,我希望朝奈能跟我一起来」
「为什么……呢?」
「客观上讲,我不希望你一个人回到夕奈那里。\r 此外……我自己还想跟你多谈一会儿」
到现在,连烦恼的必要也没有了。\r如果还不行的话,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目前朝奈的现状已经是最糟的了,\r不可能变得比这更糟了。
所以,我希望在夕奈看不到的地方,\r让朝奈恢复我们初次相遇时的开朗。
虽然这可能是我任性的愿望,\r但我真的希望她能够忘却痛苦,开心一会儿。
「……好吧。我和志朗一起走吧」
「嗯,那么一起走吧」
我轻轻地伸出手。\r就这样,我和朝奈相伴,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牵着朝奈的手,\r有着就那样带着她远走高飞的冲动。
比起跟夕奈对峙,我觉得那样更加可靠,\r而且对我来说也更幸福。
但是,朝奈不希望逃走。\r我尊重她的意志,也压抑着自己的冲动。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____■デバッグ埋め込み↓_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然后日月如梭。\r失去主人的佐佐井亭到了别人的手里,没有留下以前的任何痕迹。
那时回过神来,朝奈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了。那之后,我一次都没有见到她。
但是,刺死夕奈时候所感到的手感是真实的,我为了忘却那手感,不停地在战场杀死别人。
不过,就算我怎样积累罪孽,都比不上那一份罪孽。然后,我寻求着胜过那罪孽的罪,像幽灵一样徘徊着。
#text_off
       ■ 第三章 朝奈夕奈 完 ■
#text_off
;あやめ声部分。;=銀子ちゃん声部分。
;銀子ちゃん追加変更声。;追加変更文章。
;原文
;五章に変更はないので、;はついてません。
纯白。耀眼阳光的色彩。
耀眼的阳光甚至连天空的蔚蓝都掩盖住了。
然后…\r所有的生物,都被酷热笼罩着。
…枯萎的农作物…动弹不得的家畜。干涸的地面上,海市蜃楼如水汽一般摇晃着。
「…大井迹大人」
在烈日之下,\r走在我身边的随从向我搭话。
「这次的旱灾,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唔」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旱灾也连续不止…」
「…对呢」
「果然即使利用大井迹大人的力量也…」
「…果然是不行的吧?」
「………」
在酷热的阳光下,\r随从一脸沉重地看着我。
「这次的上朝也一定是为了那件事吧…」
山道在炎热中摇晃着。我们就在通往京城的山道上说着话。
接着,在道路上\r零星地散落着许多干涸了的某种生物的残骸。
「辛苦了。大井迹大人」
在很大的宅邸前面。五行博士一个人那样说着来迎接我。
「来吧,领主殿下也在等着您呢」
「嗯」
我由并不是仆人而且年事已高的博士带着\r走在长长的走廊上。
宽敞的走廊以及鲜红的顶梁柱。
很久没来过这里了。
我看着走在我前面的博士,\r就像是看着令人怀念的景象一样。
…不过…为什么五行博士会在这里呢?
我并非想不到原因,\r不过那时我还不能确信罢了。
然后,通过一间特别大的房子的时候,\r我们便见到把我叫来的人了。
「微臣吉备大井迹参见领主」
我一进入大殿,便低头叩拜,\r向领主的御館大人行礼。
然后,在他周围有几个家臣和仆人\r侍候在旁边。
「哦,你来了呢。大井迹」
「哈哈,领主殿下别来无恙便是我的荣幸」
「那种老套的礼节就免了。随便一点吧」
「遵命,感谢您的关心」
在我眼前跟我说话的这个人。
他正是今天把我叫出来的人,\r也是这个地方的领主,久世氏的当主。
虽然还是很年轻的领主,不过却善用人才。
是个有先见之明的实力派。
「那么大井迹…」
「在」
「你应该知道现在正处旱灾吧?」
「是的,微臣充分体会到了」
「嗯,今天把你叫出来也正是为了此事」
「殿下的意思是?」
「我想你控制住这次旱灾的损害」
他那样说着看着我的眼睛。那并非平常温和的眼神,而是认真的眼神。
「不过,久世殿下…」
「什么事?」
「连祭神的求雨也…」 
「嗯,毫无结果呢」
「那么,除此之外,\r 像我这样的客卿(注:从外地归顺的人)还能有什么用吗?」
…没错。我听说了求雨连连失败。
但是,我没想到他会想借助我们这些在大陆度过了很长时间的\r客卿的智慧。
「等一下,大井迹」
那样说着,他的视线\r这次投向了正在接近的五行博士。
「我也从博士那里听说过了…」
「什么事?」
「你的族人有秘传的方法」
「!!」
…秘传。
果然是那事吗…我对五行博士和我同席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肯定。
「听说有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丝之类的」
「………」
我侧着眼,瞥了一眼五行博士的方向。
我虽然不是怒视,但是博士却有意识地避开了我的视线。
真是的,在哪里听回来的…\r那明明是只会告诉嫡男的秘传之法。
「简直像是御伽草子那样神奇呢,是真的吗?」\r(注:御伽草子是日本的奇幻小说)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我当然知道那秘传之法。那是我们吉备一族世代相传的事来的。
也是到最近为止我都几乎遗忘的事了。\r如果没有这次旱灾的话我也许会彻底遗忘了也说不定。
然后,在我想起来之后,那东西便深深扎根于我脑海里\r一点点地斥责着我。
传说中的确是说能够实现任何愿望。…不过,为此…
「…大井迹?」
「…………」
「你怎么了?」
「抱歉,失礼了」
我马上回过神来。\r…虽然是预料之内的事,不过我果然是遮不住惊讶的表情呢。
「那么,是真的吗?」
「是的。跟您说的一样」
「这样啊…是真的啊…」
御館殿下那样自言自语地说着,闭上了眼睛。\r像是沉思着什么似的。
然后,在稍微思索之后,\r再次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大井迹」
「在」
「能够实现愿望,这是违反自然之理的吧?」
「是的,如您所言」
「那么,也必须要有什么代价吧?」
「………」
「我不认为能够不劳而获」
「………」
「怎么样?大井迹」
眼前的领主表现眼神坚定,声音沉稳。\r深思熟虑地向我问道。
「…正如久世所言」
「嗯,果然是呢…」
接着他用更坚定的语气向我说道。
「那么,吉备大井迹」
「在」
「我正式给予你任务」
「干旱的问题,就交给你了」
「………」
「必要的东西全部由我们准备…」
「…久世殿下?」
「那么,拜托了…」
在猛烈的阳光从黄色变成朱红色的时候。\r我们踏上了归途。
山道的周围,\r依然散落着枯萎了的草木,干涸了的动物尸体。
「…那么大井迹大人」
「什么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与我并排走着的随从,\r询问了我关于刚才与领主会面的事。
「果然是旱灾的事吗?」
「…差不多吧」
「是吗,不愧是大井迹大人」
「………」
「这样下去的话旱灾会更严重的…」
;そう言った従者の視線の先に、
;乾ききった牛馬らしき死体が横たわっていた。
「请大井迹大人务必用您的力量救一下大家」
「…嗯」
夕阳染红了天空,群山,湖畔,小溪,全部都被染上了黄昏的朱红色。
『拜托了,大井迹大人』
走在旁边的随从那不安的话语,\r与御馆大人的话在耳边不断交叠。
…银丝的传说。…违反自然之理的传说。
明明到现在为止都不可能有人创造过的,\r难道在我这代就要被造出来了吗…
在夏季烈日的照耀之下,\r大厦的玻璃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真热呢…」
我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下,
汗便从脸颊流了下来。
陈旧的红砖,装潢漂亮的坡道。高高的云彩,震耳的蝉鸣…
「不过,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眼前的是,从大路稍微走进一点后看到的,\r让人感觉安宁的小道。
我最近搬家来到这里了。
因为找到了离我所上的大学很近的房子。
虽然我还稍微记得大学周围的地理环境,\r不过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果然就完全不清楚了。
本来打算出来走走顺便去一下游戏厅,\r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没来过的地方了。
「真糟呢…」
那么,已经迷路将近30分钟了。
我东张西望,\r看到了一家雅致的咖啡店。
「…稍微去那休息一下吧」
我为了避开夏季猛烈的太阳和烦人的蝉鸣,\r走向那家咖啡店。
叮当叮当…
在清脆的铃声响起的同时,\r店里的冷气便把我包围住。
「…这里真凉快呢」
我不由得那样嘟囔了一下,\r不过那也是我真实的感觉。
店内和外观上看给人的感觉一样,\r是一个充满雅致气氛的地方。
我充分体味到店主的好品味。
然后在我面前,\r站着一个穿着可爱的围裙的女孩。
那孩子脸红地轻轻点一下头之后,
就什么都没说,开始沙沙地写字。
…是店员…吧?在我打算那样说出口的时候…
…白板?眼前的女孩给我看那白板。
那上面写着,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几个可爱圆润的字。
虽然我有点不清楚,\r不过还是伸出一只手指,
说着「一位」,这样。
女孩再次轻轻地行礼后,\r便带我到桌子那边。
店里放着让人安宁的音乐。\r另外冷气也让人心情舒畅。
我点了冰咖啡来润润喉咙,\r一边休息一边呆呆地环视店里。
是因为已经过了白天的繁忙时段了吗,店内特别冷清。店里,刚才那女孩在擦着桌子。
…她恐怕比我小吧。\r…是打工的吧?
而且现在又是暑假,\r像她那样的年纪的小孩就算打工也不出奇。
不过,她那经常拿在手上的\r那块白板却让人感觉很不自然。
她对着其他到来的客人\r也像对我那样把那白板给他们看。
难道这是这家店的卖点所在?为了让客人安静地度过时间而有意那样扮演之类的…
不,不可能是那样吧。
我观察了女孩许久,\r也不见她开口说过话。
我看到她那样,\r便试着用某个推理来解释。
…难道,\r那女孩不能说话。
因为不能说话,\r所以才在白板上写下想要说的话吧?
「真的是那样就糟了呢…」
那话并没有什么特别意思。也不是打算同情。
只是对和自己不同的人的坦率感想。
我稍微凉快些后站起来,\r走向收银台。
然后,\r收银台前,我的推理确实没错。
「谢谢。一共四百日元」
这次,她在白板上\r写着这些字。
然后我从口袋拿出零钱,\r放在收款机前面的托盘上
…果然是不能说话吗?在这世上,也有些可怜的孩子呢…
她拿过钱后,\r便轻轻地向我行了礼。
然后,店里面传来
「谢谢」
这样一句低沉的声音。
我往声音的方向看去,\r便看见一个沉着的男人。
…大概40来岁吧。
那个人就是这家店的店主了吧?
「多谢款待」
我留下那样一句话,便打开了店门。
「果然很热呢…」
我用左手遮住阳光,不过外面还是那么热。\r我很怀念店里面的凉快。
「…啊,忘记了重要的事了」
我突然想起来,又回到了店里。
「那个,抱歉…」
我打开刚走出来的门,对店里的两人那样说。
「什么事?」
「我有件事想问一下」
没错。\r我忘记很重要的事了。
这里是,哪里。
「其实我迷路了…」
我告诉他们我的住址,害羞地问了他们\r我怎样走才能回去。
因为我是迷路后走到这家店里来的,\r所以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然后,像是店主的男人一边笑,\r一边看着地图仔细地告诉我。
「十分感激」
我向那两人低头行礼,再次走出了咖啡店。
…嘛,咖啡也挺美味,下次再来吧。
我顶着烈日,\r听着烦人不止的蝉鸣,开始走下坡道。
…然后我仰头一看,\r湛蓝的天空中,云卷云舒…
「大井迹大人,您回来啦」
「京城怎么样?」
我一到达宅邸,\r像往常一样,下人和乡亲们都聚集过来了。
「那边的旱灾貌似也很严重…」\r「这样下去的话,这个村庄也…」
「要快点下雨才行呢…」\r「路对面的田地也快要干涸了…」
…大家都不安地说着。
然后说到底还是…
(用大井迹大人的力量…)
(用吉备一族的智慧…)
不知不觉中变成\r向我求助的话了。
「别担心…」
然后,我回答大家的话也\r总是这一句。
「是的,请大井迹大人救救我们」
「我们大家都相信大井迹大人」
耀眼的阳光,不绝的蝉鸣。天气热到即使安静地呆着也会流出豆大的汗珠。
…不过,这里不同。水声潺潺,清凉的微风拂过河边。
每到夏季,这里都会繁花盛开。\r这里是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的地方。
…『别担心』吗…那是我一直以来都对百姓们说的话。
「呼,什么叫别担心啊…」
我那样自言自语地说着,\r然后把脚边的枯枝踢飞。
…其实客卿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嘛。
现在也不过是管治这个小村庄的领主罢了…\r…为什么大家都来拜托我啊?
…真不懂他们。
为什么我那时候…在晋见御馆大人的时候…说不出『不行』这句话呢…
对于五行博士来说,他一定也不确定会有银丝的存在。\r他并不确定真的有那种秘法。
『我没听说过。那应该是谣言梦话之类的吧』
其实我也可以像这样拒绝的吧…?
我那样想着,\r再次看着不带花的青叶。
…本来,老早就应该开花的了,\r但今年这里却还没开花。
明明我从小时候开始,要是有烦恼的话,\r都会在这里看花的…
沙沙,
「谁?!」
我马上拔出刀,回过头。
『啊』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嘶,嘶…
今天蝉鸣也依然响彻天空。
声音之大,就像是在表示夏天的炎热。
我走出从开店之后就赖着不走的游戏厅,\r走向咖啡店。
看看时间,现在是稍微过了午后1点。
这个时间的话,午间的工作差不多也完了吧。
叮当叮当…
我一打开门,迎面吹来凉丝丝的冷气。\r…我走进这让人惬意的咖啡店。
然后,拿着写着『欢迎光临』白板的她,\r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哟」
我轻轻地挥手打招呼。
我这几天,\r每天都像这样来这家咖啡店。
对于独居的我而言,\r能够方便地吃到午饭的地方就是宝地。
再加上我自称是咖啡通,\r没有理由不来这里品尝这家店的冰咖啡。
我跟往常一样,走到店内靠里面的桌子,\r然后她便拿着装了水的杯子和手帕过来了。
「啊,欢迎」
然后出现在眼前的是,\r这家店的店主,筱崎仁志先生。
他是菖蒲的父亲
「今天外面也很热吧?」
「是啊,很热呢」
「哈哈哈,因为是夏季呢」
我和店主对着话,\r我轻轻点了点头,坐在了平常的桌子旁。
然后,我咕噜咕噜地喝着水,滋润一下喉咙,\r接着就和昨天一样拿着一天一换的午餐菜单点了饭。
店里有几个客人在休息着,\r但是并没有让人感觉很忙碌。
不过,我问了一下,貌似因为刚才15分钟以前都有很多客人,\r所以她要到厨房里去洗那些一直堆积着的碗筷。
「习惯了这个城市了吗?」
店主跟我聊起了家常。
感觉他是个很爽快的人。\r也是我所喜欢这家店的其中一个原因。
「嘛,现在不会迷路了」
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会话了吧,\r菖蒲在里面轻轻地笑着。
「怎么样?不错的城市吧?」
「是呢。\r 因为这里有一个能够冲出美味咖啡的咖啡店呢」
「哈哈,你那样说,我很高兴呢」
店主把我点的午饭\r放在桌子上后,轻轻地笑了。
…当杯中那所剩无几的冰咖啡开始\r把冰块融化的时候。
我呆呆地看着\r灵巧地收拾碗筷的菖蒲。
店主说要睡午觉,\r于是便往里屋走去了。
到刚才为止还在店里坐着的客人也都离开了,\r店里只剩下我和菖蒲两个人。
「呐,菖蒲…」
我不知不觉地开口说话了。
;"■真是个努力的人啊",*y4_4,
;"■还真喜欢工作啊",*y4_5
#text_off
「你很勤奋呢?」
「真是个努力的人啊」
我话刚落音,\r她就回过头来,手上还拿着碗筷,然后脸不经意地红了。
「你为什么脸红啊?」
我笑着,然后她放下碗筷,拿起白板,\r在上面写字。
「谢谢?\r 不,其实也用不着道谢吧」
老实说,我也觉得她很勤奋。\r是因为很喜欢这工作吗。
还是说是因为,尽管自己不能说话,\r不过还是有自己能做的事。
总之,看着她,\r我自己也变得开朗了,真不可思议。
「哎?你说过你总是失败?\r 是吗…不过我倒是看你很熟手呢…」
听我这么一说,她又脸红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害羞的事吧?
之后我在店里闲坐了30分钟左右之后便走出了咖啡店。
外面还是那么热。
我顶着烈日,\r就连我现在走的路面,也像在腾起阵阵热气。
「…不过,这酷热的天气…」
『…到底…要持续到何时呢…』
在宅邸前的仆人,\r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的确,这种酷热的天气的话,\r 旱灾还会继续加重呢…」
他一边那样说着,一边仰望天空,\r今天,头顶上的太阳依然那么猛烈。
「大井迹大人,到了」
在烈日之下,\r几个下人在宅邸前聚集着。
「唔。等不及了啊」
成堆成堆的货物送到了宅邸里。\r那是我前几天向领主大人要的东西。
「那么,大井迹大人」
「嗯」
「无论如何,旱灾就拜托您了」
「嗯,跟领主大人说一切顺利吧」
「明白了。\r 那么,我们就此告别…」
道别完后,\r随从们便都回去京城了。
宅邸的仓库里堆放着大堆的货物。
…那基本上不是我所需要的东西,\r大多数都是些金银珠宝。
那一定是作为领主…\r不,是作为领主个人对我的关照吧。
…不过…这样,银丝就能够做成了。传说中,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银丝便能够做成了…
「…大井迹大人。您怎么了?」
「…不,没什么」
下人们向着放下心来而伫立在那的我,\r忧心忡忡地询问着。
「说回来,你们…」
「是,是的?」
「把剩下的东西也给我收起来吧」
「好的,明白了」
然后,我拿起在货物底部的\r一个小小的衣箱。
「大井迹大人,我来帮您拿吧」
「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拿」
我那样说着,\r拒绝了下人的帮忙
自己抱起了这小小的衣箱……这个就是,我唯一向久世大人索要的东西。
「啊,还有呢…」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呢大井迹大人」
「旱灾的事…」
「是,是的?」
「告诉大家不用担心吧…」
在黄昏把蓝天染成朱红色的时候。
我来到了这个老地方。
;◎咲かないあやめ(五章
一有烦恼,就会来这里看风景,这是我的习惯。\r还是老样子没变呢。
(旱灾的事别担心…)
『真的吗?!』\r『不愧是大井迹大人!』
『这样大家就能得救了』\r『不愧是咱们的领主大人』
;◎咲かないあやめ(五章
…呼,什么叫别担心啊。
明明我要造的是传说中的邪恶之物…
我把抱着的衣箱打开,\r放在脚边的青草上。
几个竹筒滚到地上,\r那里面聚集着溶解了的银。
「…这样就能造出传说中的丝了」
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家传之丝。只在我们吉备一族每代当家之间流传着的传说…
「…不过,这样就能拯救百姓们于水深火热中了」
能够实现愿望的代价\r以及违反自然之理的后果…
我当然是在被传授的时候就知道了的。
不过,即使那样我还是非造不可…
沙沙\r「谁!?」
我回过头来的同时用手握着腰刀。
『啊』
…这场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r我一回头,就发现一个女孩发出惊叫的同时倒坐在地上了。
「…什么啊,是你啊?」
;◎咲かないあやめ(五章
「你的名字好像是叫…」
「是,是的,我叫菖蒲」
没错没错。
前几天我也见过她的,的确是叫那个名字的村里的女孩。
「…哎?」
「怎么了?」
「…那是什么啊,大井迹大人」
她指着我脚边的银块,\r提出了那样的疑问。
「啊,这个吗…」
;"■藏起来",*y4_7,
;"■给她看",*y4_8
#text_off
「嗯。这是挺重要的东西」
我那样说着,把银收回衣箱里。
就算给她看也没什么坏处,\r不过肯定是不让她知道为好。
「那个-,难道是不能让人看到的东西?」
我收拾得挺不自然的,\r所以那女孩才会在意的吧。
我扭过身,\r摆出一副自己惘然不知的表情仰望天空。
「不,也不是那样的东西。\r 但是你也别给我乱传」
「啊,是的!我会保密的!」
哈,真是个率直的家伙。
嘛,对我来说那样也好呢。
「那个,大井迹大人?」
「什么事?」
「那个,你是怎样给我们治理旱灾的?」
「………」
…与其说她率直,倒不如说她只是好奇心很强罢了。我还是第一次被村里的人那样问道。
「…你真的相信这旱灾会消失吗?」
「是的。因为大井迹会替我们治理旱灾的吧?」
她那眼神,简直就像相信着\r我做的一切都是会绝对成功的。
抛开治理旱灾的事先不谈,\r不过为什么她能够那么相信别人呢…
反正给她看一下也没什么。我决定给那女孩看了。
「啊,这个吗…」
我拿起一块银,\r递给那女孩看。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个?」
「是的」
「呃,呃…」
女孩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r一边支支吾吾地嘀咕着。
「…银…是么?」
「嘛,说是银也算对了呢…」
「是的?」
「…用这个就能够治理好旱灾哟」
「哎!?」
「用这个就能够救大家」
「真,真的吗!?」
「嘛,信不信由你…」
「不,不,这真的很了不起!」
说到这,\r女孩突然提高了声音。
「当然相信!」
「…………」
「因为那是大井迹大人说的嘛!」
「…是吗?」
「是的,村里的所有人都相信着大井迹大人!」
「那么,你也相信我吗?」
「是,是的,当然!」
与到刚才为止还温和的气氛不同,\r女孩用很强烈的口吻说道。
「呼,那么我问问你吧…」
「是,是的?」
「你相信我,这到底有什么根据呢?」
「呃」
「你想想吧,到现在为止都没见过几次的人\r 你为什么能够那么相信呢?」
「那,那是因为…」
「现在的我,就连你的名字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吧?」
「…………」
听了我的话后,她寂寞地低下头,\r然后慢慢地开口说。
「呃,那个是因为…」
「说吧,是因为什么」
「因为大井迹大人是我们的领主大人…」
「领主?只是因为那样的理由?」
「不,不是…而,而且…」
「而且?」
「像我们这种人…」
「没有其他能够依靠的人了…」
她静静低下头,\r骤眼一看,苍穹早已升起一轮明月。
伴随着几只流萤的冷光,\r细腻地点亮了她的头发。
…那一夜,夏萤飞舞。…那一夜,青草摇曳。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今天也,不会下雨呢」
在院子仰望天空,湛蓝广阔的天空。\r我一个人在烈日底下那样嘟囔着。
干燥的空气,让喉咙有种被烤焦的错觉。\r继续这样不下雨的话,会怎么样呢。
…恐怕会有更多人死去吧。\r如果现在还不能抵抗旱灾的话,百姓们就会死去。
我知道的,我知道我该做什么…\r不过,那真的是正确的吗?
「………」
说我没有迷茫是假的。\r不过,昨晚女孩的话语依然在我脑海里不断徘徊。
「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人,吗…」
我紧紧握住拳头。
我并不是打算要说我会负起领主的职责\r这种老套的话。
不过,问题是眼前的这现实。\r旱灾这…现实…
现在不是迷茫的时候吧。\r这已经是属于我所要承担的试炼了吗…
我沐浴在依旧灿烂的阳光中,\r走向门口。
今天是向领主大人报告情况的日子。
不管怎样,现在是非得继续做下去不可了吧。\r不管之后会变得怎样…
那一天,夏风不再吹拂。…那一天,我思索着既定的未来。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呼…」
我一边享受着美味的咖啡,\r一边环视店里。
是在装修呢,还是在设计之类的,虽然我对那些专业的东西不太懂,\r不过看得出营造的气氛很好。
这房子基本上都是很老的了吧,\r总觉得这里有某种能够让人心情平和的东西。
「菖蒲你…」
「在这里帮忙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我突然那样问道。
虽说是亲人,也不过是店主不在的时候交付给她罢了。
没有积累一定经验的话,\r也不会交给她帮忙的吧。
「哎?只有两三年而已?\r 嗯。那样就很厉害了吧?」
她轻轻点头。然后擦掉板上的文字,再次写上。
「这是件不错而且有零花钱赚的工作?\r 原来如此。的确是一个适合打工的地方」
同时,也看得出她很享受这份工作。
不过,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
;"■为什么你变得不能说话了呢?",*y4_10,
;"■…果然,接待的工作很辛苦吧?",*y4_11
#text_off
她并非天生就不能说话。
之前我也听店长说过,\r不过我还是有点在意。
「…菖蒲你,为什么会变得不能说话了呢?」
没错,这大概是她所接待的每一个人都会抱有的疑问。我也不例外。
我并不是想让她产生距离感。
再说她也有其它方法 \r和我交流。
不过,听了我那极为单纯的问题之后,\r她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低下了头。
「哎?」
为什么她会那样呢,最初我很不明白。\r不过,那也是当然的反应吧。
身体有着缺陷,有着痛苦回忆的\r正是她本人,其他人都无法体会。
恐怕,问她那问题,\r是跟直接用肮脏的手玩弄她那伤痕累累的心是一样的吧。
…那不是不用想都知道的吗。
「…不过,接待客人很辛苦吧?」
…更何况她又不能说话。
本应继续下去的对话,\r以及从我口中说出的话,就这样冷场了。
或许,至少在这店里,\r她不会去在意自己的缺陷。
我对这件事的追根究底,\r对如此努力的她来说,是种很错误的做法吧。
不过,难道她看出了我口中没说出的话,\r她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低下了头。
…其实我并非有恶意,\r不过我还真是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呢…
稍微想一下就知道\r她也不会想让别人提起这事吧。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轻轻地低下头。
虽然我不是有恶意的,\r不过老实说,从她看来,这话可能很伤人吧。
不过…
「…?」
她轻轻地碰了碰我的肩膀,\r我抬头一看,她正温柔地对我笑着。
「…你说别在意?不过…」
我不能正面看着她。
她那关心的笑容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然后她在板上写了一下,\r又拿起给我看。
「…虽然不能说话很辛苦,\r 不过并非不能对话?」
…是吗。也对呢。
她自己现在也能找到\r克服这缺陷的方法呢…
或许,跟她保持距离\r这反而是问题吧。
我还是不涉及那方面地聊天比较好。
「知道了」
我如释重负地说道。
就像我曾无意对有缺陷的她所画的界线\r消失殆尽了一样…
『怎么样?大井迹』
眼前这人沉稳地说着。
「旱灾不断加重呢…」
说这话的是久世大人。
我被唤到久世大人的宅邸去报告情况了。
「大井迹,事态紧迫啊」
「是的,微臣心有体会」
「虽然还是在继续求雨…」
「果然还是不能成功吗?」
「嗯,正是那样」
我从领主的灰暗的口吻中\r感觉到悲观。
「果然,只能靠大井迹你了吗…」
「………」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违反自然之理…」
「………」
「不过,这也是为了拯救百姓啊」
「是的,我很清楚」
「那么,大井迹…」
 『拜托你了』
纯白。强烈阳光的色彩。
强烈的阳光甚至连天空的蔚蓝也掩盖住了。
于是…\r所有的生物,都被酷热笼罩着。
…枯萎的农作物…动弹不得的家畜。\r旱灾依旧持续着。
「大井迹大人,您要去哪里呢?」
我正准备外出,下人把我叫停了。
「哦,来得正好呢」
「是的,请问有什么能帮忙的吗?」
「我想让你转告大家…」
「是的?」
「我暂时,不会回家了」
「不回家,…大井迹大人,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别想太多」
「是,是的…」
「我出去是为了控制住这旱灾」
我那样说着,\r把手里抱着的小衣箱给他看。
「…?」
我扔下一脸疑惑不解的下人,\r慢慢地远离宅邸。
…在烈日底下。
我在热得令人感到眩晕的山道走着。
道路上,倒着几具被太阳晒干了的尸体。
「不快点的话…」
我自言自语地说着,\r把手上的衣箱抱的更紧了。
然后快步走在灼热的山道上。
「…是这里了」
在太阳稍微变阴暗的时候。\r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了。
这里是我小时候来过的烧柴的小屋。
现在没有人在用,也没有人会来。
我自己来这里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r不过这小屋依然是破破烂烂的。
「…不过,在这里制造银丝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一方面是为了不被别人看到秘传的方法。
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r这么沉重的工作我还是想远离人们比较好。
我赶紧打开板门走进了这昏暗的小屋。
然后,我拨开重重蛛网,\r在屋子中央坐下。
「…在这里进行制造银丝的仪式吧」
我这话并没有打算说给谁听。
不,或许我是在说给自己听吧…
那一天,蝉鸣绕耳不绝。…那一天,我已有所觉悟。
在灼热的坡道的前方,\r源源不断地腾起阵阵热气。
然后,前方有一间雅致的建筑物。
叮当叮当…
「哟,今天也很热呢」
我对着拿着板子\r前来迎接的菖蒲那样说道。
然后她微微一笑,\r把我带到柜台的座位那边去。
我像往常一样用冰爽的咖啡滋润着喉咙,\r店里悦耳的音乐不绝如缕。
然后我,\r看到她的打扮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呐?」
「…那是校服吧?」
没错。
我以前在街上也见过那种校服。
虽然她总是穿着围裙让人很难看清,\r不过从下半身的着装看那的确是以前见过的校服。
嘛,以她的年龄来说应该正在上学吧。\r就算有校服也不奇怪。
「现在不是暑假吗?」
果然在这种时候穿校服感觉就有点奇怪了。
现在基本上都是暑假了,\r这点肯定没错吧。
不过,她轻轻一笑后,\r便在平时拿着的白板上写字。
「哎?上午有社团活动?\r 哦~…什么社团?」
我一问,\r她便害羞地用手做着不明意义的手势。
在电视上也能够经常看到那种手势。
虽然我不太清楚那手势是什么意思,不过谁都看得出那是什么。
「…手语?」
听了我的疑问,她微微点头。
「原来如此…现在连那种社团也有啊」
…不过,说起社团活动,又勾起我那令人怀念的回忆呢。\r虽然我从以前开始都坚决不参加任何活动的…
「那么,下次也教教我吧」
我并不是说对手语感兴趣。
不过,那能够增强我与她交流的方式,\r这便是理由。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r然后回到柜台里面。
…手语吗。下次买本书看看吧。
然后我像往常一样用日常午餐填饱了肚子里的那条馋虫,\r在我用饭后冰咖啡滋润喉咙的时候。
「哎?明天你休息?」
我看着菖蒲的白板,\r那样说道。
「明天是休息日么?」
不,我确实没听说过有什么定期的休息日的。
现在的饮食业界基本上都没有休息日的吧。
然后这里也不例外,\r所以,她也轻轻地摇了摇头。
「哎?店主有要事所以从早上开始就不在?是饮食店经营者研讨会?\r 那样啊,还有这回事啊…」
是吗。明天休息啊…
我脑中开始思索\r应该怎么解决一个问题。
…午饭没地方吃。正是那样简单的问题。
我从来到这个城市开始,\r便每天都在这里解决午餐。
味道好,分量多,价格低。再加上有可爱的店员小姐在,\r当然不会想去别的地方吧。
不过,对于我这个除了这家店和商店街外没去过别的地方的人来说,\r真的找不到明天吃午饭的地方以及在那之后能够消遣的地方。
而且我在暑假也没心情去大学,\r那么,该怎么办呢…
;"■在家里闲呆着",*y4_13,
;"■邀请菖蒲出去",*y4_14
#text_off
…也对呢。还是在家里闲呆着吧。
反正最近都在游玩着,\r明天就在家里睡睡觉吧。
饭的话在附近的便利店解决的话,也会很便宜吧。
正在我那样想的时候。
「哎?你问我明天要干什么?」
菖蒲那样向我问道。她的目光稍微下移,脸上微微泛红。
「唔,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呢。\r 我刚在想偶尔也在家里闲呆着吧…」
我那样一回答,她就露出了稍微开朗的表情了。\r然后擦掉白板重写。
「哎?可不可以一起出去玩?」
她点了点头。
「嘛,反正我也很闲,你邀请我,我真的很高兴…\r 不过明天对菖蒲你来说也是难得的假期吧?
这次她摇了摇头。
然后,
「有事做只是早上,之后就有空了?\r 原来如此。嘛,现在也是暑假呢…」
虽然我装作平静,不过内心却一阵惊讶。
我从来没想过会由她来邀请我的。
「好吧,那么到哪里走走吧?」
「虽然我那样说,不过那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
决定了。嘛,这也远比在家里无所事事来得健康呢。
我一边想着,\r一边看着菖蒲的样子,然后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主意。
「呐,菖蒲?」
正在用抹布擦拭食具的她停下手来。
校服外再穿件围裙还真是可爱呢。
「明天你,有空吗?」
她这次点了点头。
然后,拿着白板,开始在上面上写字。
「什么?明天没有什么事要做?\r 那么,和我出去逛逛怎样?」
我试着提议道,\r然后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着了火一样。
接着就那样呆住了。…让她觉得麻烦的话,也很为难啊…
「我呢,对这个城镇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吃饭呢。\r 可以的话,能不能带我走走?」
嘛,虽说在这附近我也有大学同学,\r带路这种程度的话就算不是她也可以。
不过,还是稍微想和她出去走走,\r那是我坦率的想法呢。
…不过,这样问会不会太早了点?
和刚认识不久的男人一起出门,\r这点也会有点抵抗的吧…
「啊,不,其实也不必勉强…」
不过,掩盖住我的话语的是\r她伸出来的白板。
她红着脸,害羞地拿着那白板。
「你说,嗯,OK?\r 好的,那么就这样定了」
她过于紧张而几乎定型的脸,\r可能是被我奇怪的样子逗乐了吧,她轻快地笑了笑。
「那么,我顺便问问,\r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呢?」
我把剩下的冰咖啡喝光,\r便向她那样问道。
据我在大学所闻,\r这里应该没有电影院啊,游乐园之类的地方。
之后只能去问一下\r有没有什么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有趣地方。
她稍微想了一下,\r然后像想起来似的在白板上写着。
「哎?你说有个你很喜欢的地方?\r 那样啊…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但是她却无视我的好奇心,\r笑而不语。
…她到底打算带我去哪里呢。
她说是她喜欢的地方,\r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吧。
「你是想到明天之前都保密啊。\r 那么我就先期待一下吧」
我无奈地不再追问。她微微地笑着。总觉得被她拉拢过去了。
…也罢。\r总之明天就知道了。
『大井迹大人』
『请务必救救我们』
『旱灾继续这样持续下去的话…』
『…大家都会死的…』
『我们只能依靠您了』
『…求您了大井迹大人…』
…嘈杂的蝉鸣。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视线聚焦在昏暗的天花板,\r然后,我渐渐醒来。
「是梦吗…」
我慢慢挪起满身是汗的身体\r脚边放着一根未完成的银丝。
「离完成还差很远呢…」
我那样说完后,\r便走向外面。
小屋外面,\r蝉鸣依旧不绝,烈日仍然照耀着大地。
「很久没去过那了,去一下吧…」
…有烦恼的话总会去的那个地方。
不知为何今年河边还没开花的那个地方。
或许,\r或许已经开了也说不定…
我脑中浮现出那样的想法,\r往那老地方走去。
「这里还是这样呢…」
来到河边,稍微缓和了炎热的天气。我从小时候开始便来这里,这个只属于我的地方…
「…不,并不是只属于我了」
之前也遇见过村里那女孩。…名字应该是叫菖蒲吧。
我忽然想起,\r她跟我都说了同样的话。
「呼,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呢…」
我一边那样想着,一边看着眼前这景色,\r花还没有开。
…为什么今年会不开呢?\r或许是受到旱灾的影响吧…
对了…完成那条银丝的话…\r我也许就又能躺在这里的花丛中了呢…
我默然地看着眼前这\r尽是青草的小河边。
;__■↓_シーン追加予定__
「啊,大井迹大人!」
就在我那样想着的时候,\r从我背后传来叫我的声音。
「…果然,又是你啊?」
「是的,好久不见」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刚才回想起来的那个村里的女孩。
「不过,你还真是总是突然出现呢」
「抱,抱歉大井迹大人…」
「难道,你一直都在这里?」
「不,不是哟」
「是吗?我们不是老是见面吗?」
「不,不,没那回事」
「…因为我听说了大井迹大人为了练法\r 而离开了宅邸去了某个地方…」
「原来如此…大家都知道啊?」
「是的,村里的人谁都知道」
「嗯。原来如此…\r 不过,那跟你出现在这里毫无关系吧?」
我暗暗地对村里的动向吃了一惊,\r又继续对女孩进行询问。
「呃,呃…的确是那样…」
「只是,我觉得呆在这里的话,大井迹大人总会出现…」
「总会…\r 那么,你就是为了那样所以一直呆在这里?」
「是,是的…对不起」
她那样说着,这次一脸寂寞地看着我。
…不过,这个女孩的想法我还是不能理解呢。
「嘛,算了。\r 那么,已经见到我了,你满足了吧?」
「啊,不是的!其实…」
「?」
「其实我是在想,\r 我能不能够帮上大井迹大人的忙…」
「…帮忙?」
「是的」
「…你吗?」
「是,是的,就算我没什么能力也很想…」
…帮忙?
眼前这位女孩说出了\r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想过的事。
(大井迹大人,请救救我们吧)
(请务必…救救我们吧)
…村里的人都只是那样对我说。\r一直以来尽是向我求救。
到现在为止,明明都没有人狂妄到说过想要\r帮我们这些客卿的忙的…
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孩毫不胆怯地,\r坦白地跟我那样说。
尽管身份不同,\r但现在却还是想要帮助我吗。
还是说是单纯的跟其他人一样,\r只是口头上发誓对我忠诚、服从、想尽微薄之力吗。
;"■问问她的真实意图",*y4_16,
;"■不需要帮忙并拒绝她的请求",*y4_17
#text_off
无法看出她的本意的我,\r试着向她探问她的真实意图。
「不过,你有什么能帮得上我的呢?」
「呃,呃…那是…」
「比如说…」
「我叫你把手伸进灼热的炉灶里面,你能够做到?」
「哎哎!?不,不可能的吧!」
「就算我让你做也不行?」
虽然我加重了些语气,显得更有威压感些,\r不过她像忽然转态一样苦笑着摇头。
「我也,只能做到自己能做的事啊」
「是吗…」
「如果这个条件您允许的话,无论什么我都…\r 果然,或许还是帮不上您什么忙呢…」
女孩一脸低落的表情。
…把手伸进炉灶里,吗。
我的下人的话,\r或许会有人做也说不定。
最近我一直在期待着能用自己的意志对我说出『不』的人,\r现在感觉等了好久终于遇上了。
「不,我不需要什么帮忙」
反正这也是不知世事的村童说的话。
就算说是帮忙\r最多也只是成为我的累赘。
「而且,我要做的事都挺难的」
「是,是吗…」
女孩露出了明显的遗憾。
她说要帮我忙,到底有几成真心呢。
「即使那样,\r 我还是想帮大井迹大人您的忙…」
「…是吗?」
「是的,不过,我能做到的事\r 或许只有很少也说不定…」
…呼。就算毫无能力也想帮忙吗…
我稍微对她那和村里其他人有所不同的回答有点兴趣了。
「为什么你会那样想的?」
「呃」
「我是问,为什么你会想要帮我忙?」
「那,那是因为…我想帮到您」
「那不能成为答案吧?」
「啊,也是呢…」
女孩露出有点苦恼的表情。看她样子,对这么单纯的问题也找不到答案呢。
「我不是很清楚。\r 不过,因为我想要帮你忙,所以就那样想了」
她与只会恳求我的村里的人\r有着明显的不同。
和这么坦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的人相遇,\r这还真是很久没有过了呢。
「哈…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嗯?」
「因为到现在为止,\r 村里的人都没人会那样对我说的」
「你是说我是个很奇怪的家伙吧」
那样说着,女孩淘气地笑了。
那笑容,仿佛能使人心底的某处感到平静。
「…嘛,我考虑一下吧」
「真的吗?我会努力的!」
结果,\r我还是败给她了吧。
…嘛,不过我觉得她帮不上很大的忙就是了。
「啊,那么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请叫我…菖蒲吧…」
「…知道了。那么到时就拜托了…菖蒲…」
「是的!」
…那一天,河边的花还没开放。…那一天,他第一次叫出了我的名字。
「久等了—」
我那样说着,\r与从社团回来的菖蒲汇合。
「那么,我们快点走吧」
她高兴地点了点头后,\r我便和她并肩走了起来。
洒落在路上的影子短而浓重,\r即使不往上看也知道太阳已经挂在正空了。
…我和菖蒲两人并排走在街上。路面被烈日灼烧着,看起来摇摇晃晃的。
「过一会儿就凉快了,可能会舒服一点呢」
我一边擦汗,一边瞧了一眼旁边的她,\r果然她看起来也很热呢。
她转过头来回应我,视线跟我的肩膀齐平。
她用忍受着强烈阳光的表情,\r温柔地微笑着,如同是在说着没问题似的。
虽然我们按照昨天约定那样到外面来了,\r不过我还是一直很在意她所说的喜欢的地方。
她说到达之前必须保密,\r所以那秘密到现在她还没告诉我。
…的确,据我所知,\r这个城镇并没有主题公园之类的地方。
…能够走着去的话,\r这也说明那地方也不会很远。
…恐怕是某处的公园吧,\r或者说是类似的地方。
而且,老实说我也不认为她是那种\r喜欢那种华丽的地方的人。
…所以我在期待着。
我在这个城镇第一个认识的这个女孩,\r到底会带我到哪里去呢…
我们一边闲聊着,\r一边走在灼热的沥青路上。
然后,在我们通过幽静的住宅街后…
「………」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雄伟的公园。站在河岸边看出去是一片碧波荡漾。
在烈日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或许这绝对称不上华丽,\r不过这风景和我想象中的她会喜欢的风景很吻合。
蝉鸣绕耳不绝,\r小河吹来阵阵凉风,是她让我看到了这样的夏景。
我站在那美丽的公园前,呆呆地望着这风景。
「…这里就是你喜欢的地方?」
我那样说道,\r她微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哎?不过对面还有更好的地方?」
我被她拉着,\r往公园深处走去。
然后我们稍微走了一会,游人渐渐少了。\r我们走到一片葱葱郁郁的小河边。
;◎咲かないあやめ(4章
那里一大片绿荫,遮住了烈日的照射,\r是一个凉快的小河边。
「哎?你问我觉得怎么样?」
我并不是对大自然特别有兴趣。
也不是那种会对独特风景很痴迷的人。
「嗯,真的是非常漂亮呢」
不过我也不是要顺从她,\r我只是坦白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然后,她听到我的回答后微微地笑了。
四周是一片葱绿青草,\r夏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轻轻地扬起。
…喜欢的地方。那是一句平凡的话。
不过,对她来说,\r或许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不过…现在还有这种地方呢」
我们坐在长椅上,看着这景色。
「那么,你经常来这里吗?」
「原来如此。\r 是出门回去时偶尔来一下吗」
虽然说是小城镇,不过某种程度上也在进行着城市化。\r来这里之前的住宅街就能说明了。
就我看来,\r这里只是普通的公园,并不是什么受保护的景点。
然后公园旁边还有一片很大的空地。\r那里是个野花绽放的地方。
恐怕这里是镇里的人一起守护的地方吧。
即使那样,现在这个时代\r还有那么大一片空地留下来真是让人吃惊呢。
「哎?这里是镇里挺有名的地方?\r 嘛,也对呢。因为这里那么漂亮嘛」
…不过我还是有点疑问。
这里看来是她最喜欢的地方了,\r不过这里尽是青草,没有看到有开花。
…为什么只有这里没有开花呢?\r嘛,可能是季节的问题吧…
四周围长着葱葱郁郁的植物。\r我环视四周。
…长满青青绿绿的草。不过,全部都没有开花。
「这里长的是什么草?\r 那种草现在没到开花期吗?
听了我的问题,\r她轻轻一笑,再次在白板上写字。
「…哎?这些是菖蒲?」
我眼前的这片景色。就是菖蒲群生的景色。
和她有着一样名字的花。
…不过,遗憾的是一朵花都没有开。
「本来菖蒲的花期是4月到7月的?\r 啊,那么已经过了呢…」
真可惜呢。明明我还想看看和她一样名字的那种花的。
「那么要等到明年吧?」
我耸一耸肩。\r不过,她看着我摆出那样的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嗯?这里的菖蒲,已经有好几年没开过花了?」
「…那样…按理来说不是很奇怪吗?」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菖蒲并非枯萎掉了。
长着那么青青绿绿的叶子,\r怎么看都不像是死掉了。
而且,我也没听说过有什么\r几年才开一次的花。
「菖蒲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因此每年都一定会开花的?\r 嗯,果然是那样的花呢。那么…」
看来她也不知道\r这些菖蒲不开花的理由呢。
「嗯~。那么,你见过它们开花?」
听了我的问题,她露出一副寂寞的表情。\r然后通过白板来回答我。
「…小时候,和妈妈一起来的时候开过花?」
虽然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些品种不会开花。
不过至少这里的菖蒲不是那样的。\r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普通的品种。
…在这世上,也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不过…她和妈妈来过,吗…\r我没见过她的母亲。
父亲是咖啡店的店主的话,\r母亲出现在咖啡店也不足为奇。
不过,我在那个咖啡店里,\r除了店主和她之外,没有看到过其他店员的样子。
我也没听他们提起过。\r…恐怕…是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是家庭方面的事情吗,\r还是说是已经…
我也没打算要问那样的事。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变得怎样。
无论怎么说,\r问人家那样的问题也太可怜了吧。
我从旁边看着她,\r总觉得她仿佛在眺望着远处未知的彼方。
那是在阻止回忆从记忆中消逝呢…\r还是在把想忘却的回忆收进记忆深处呢。
…这里,并不是能够让她打起精神的地方吗?
「…嘛,明年一定会开的」
我像改变话题似的,\r对她说了那样的话。
然后,她又很快地便笑了起来,\r接着就在白板上写字。
然后,跟平时一样,\r把写着圆润字体的白板拿给我看…
 『真希望能够早点开花呢』
「嗯,是呢…」
我细声地回答道。
轻细的潺潺水声\r以及起伏不绝的蝉鸣在河边回响着…
最终,我还是让菖蒲帮我忙制造银丝。
然后我们,\r来到了这依旧没有开花的地方。
「为什么今年没开花呢?」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呢」
「呃,真的吗!?」
「怎么了,突然那么大声叫」
「抱,抱歉,因为我觉得很意外…」
「…意外?对什么感到意外?」
「是,是的,呃…\r 我是说连大井迹大人都不知道这点让我觉得很意外…」
「喂喂,就算是我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吧」
「哎?是那样的吗?」
「那是当然的吧。我也是普通人啊」
「啊…,那样啊。不,不过…」
「嗯?」
「没什么,只是有点觉得意外而已」
菖蒲那样说着微微地笑了起来。…怎么了…这家伙?
「…你觉得那么意外吗?」
「是的,因为我听说过,\r 我们的领主大人和普通人不同…」
「喂喂,没那回事吧」
「什么?」
「我也是跟普通的村里的人没什么区别的啊」
「哎!是,是那样的吗?」
「是啊。那不过是你们说得太夸张罢了」
「………」
「所以,你也别对我有过度的期待哦」
「…哈」
「怎么样?这样连你也灰心了?」
「…灰心?不,没那回事!」
我还以为她变得有点成熟了,结果还是发出了这么大的声音。\r(注:古时日本成熟女性在人面前发出过高声音为禁忌)
「呵… 那么你为什么会那样想呢,菖蒲?」
;■ここ、ボイスなし。セミコロンつけて通るようにします。
;「それでも、やはり大井迹さまは特別な方です」
;「…特別?」
「是的,因为果然大井迹大人\r 是和我们不同的人啊」
…特别?是说哪方面不同。我们不是都是人吗?
「…是能拯救没有能力的我们的特别的人」
「………」
「现在也这样为了拯救大家而呕心沥血」
「…菖蒲」
「是的?」
「…不是那样的」
「哎?为什么?」
「我不是也和你们一样\r 在为某些事而烦恼着吗?」
「呃…我们,吗?」
「嗯。和你们在烦恼的时候毫无区别…」
「是…那样啊?」
「比如说…你在这次的旱灾中有没有失去什么东西?」
「啊…」
「前天…我的外甥…出嫁了的姐姐的儿子…」
「…去世了吗?」
「是的。因为姐姐嫁出去的那边,是旱灾最严重的地方…」
「是吗…」
「我呢。\r 包括家人在内,确实没有那样死去的人」
「是的…」
「所以,我可以说没有那种烦恼」
「…那么,大井迹大人有什么烦恼?」
「是呢,\r 你觉得我一直都是在每天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吗?」
「不是的吗?没有不自由的生活,\r 对我来说那简直就是梦想…」
「是呢…确实不会不自由。不过,也没有自由」
「哎,是那样的吗?」
「嗯,是那样的。就算我这样来到这里,\r 也非得避过人们的眼光…」
「哦…」
「老实说,我不觉得我活得挺高兴的」
菖蒲歪着头看着我,一脸不解。\r我继续说下去。
「…菖蒲。你活得快乐吗?」
「哎!?我,我吗?」
「嗯」
「是呢…虽说也有很多辛苦的痛苦的事…」
「不过,果然我还是觉得快乐」
「是吗…那么,这就说明你比我\r 过着更好的人生呢」
「哎,哎!?对,对不起!\r 我不是想说那么诚惶诚恐的话的…」
「我知道的。我只是纯粹在羡慕你而已」
「哈,哈…」
「…那么,你觉得什么事很快乐?」
「呃,那个是…」
「…是呢…那么,现在有什么让你快乐的事吗?」
「能够见到大井迹大人」
「…和我见面有那么快乐吗?」
「是的。因为像我这样的村女能够\r 和大井迹大人说话,这我做梦也没想到」
「最初见面的时候,\r 我还担心会不会语言不通呢」
「语言?…因为我是客卿的一族?」
「啊,不。不是的」
「我是在想,会不会高贵的人\r 都和我们说不同的语言…」
「什么语言啊,那是…」
「就是那样,所以我很担心啊」
「不过,能够像这样说话…\r 而且,还能为拯救村子而帮忙…」
那样说着,菖蒲的视线落在\r现在还没开花的青草上。
不知为何,没有开花的菖蒲,\r在小河边的凉风中轻轻摇曳着。
「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帮忙真是非常幸福…」
然后同样地,\r那一夜,菖蒲的发结也随风摇曳着。
那一夜,一切都随风摇曳着…
「那么…」
晚上,电视放完的时候,\r我悠闲地呆在屋子里。
然后随手翻翻白天从书店里买回来的书。
『轻松学手语』
在淡绿色的封面上\r有几个大大的字写着这本薄薄的书的名字。
是因为菖蒲的关系吗,\r我不由得对手语的书有点兴趣了。
我翻开一页,\r里面附上图并且有着详细的解释。
我读了一会,\r偶尔照解说的那样动了动手。
…原来如此。要记住这些或许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本厚度只有1厘米的书\r学到的手语个数也有限吧。
书店里还有其他基本类似的书,\r下次再买别的回来吧。
嘛,无论哪本内容都没什么变化吧,\r对于完全是初学者的我来说,哪本都是好教材。
然后我大概看过一遍后,\r这次拿起了从园艺角那里买回来的别的书。
『迷你植物词典』
这次是在一本口袋大小的书上,\r在封底用圆润的字体写着那样的名字。
…其实昨天,在我去到那里的时候,\r我是不知道菖蒲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花的。
说我不是很清楚或许更贴切一点。
基本上,花的种类什么的,\r小学之后,几乎没有怎么说到过…
我哗啦哗啦地翻着页,找着菖蒲这名字。\r然后翻到某页,我找到了。
鲜艳的紫色花朵,以及挺拔的茎。
还有从根部到顶端都长着大大的叶子。
虽然昨天那种没开花,\r不过这些应该就是昨天看到的那种了吧。
「…呃,菖蒲是在湿地,草原居多的多年生植物,\r 菖蒲花跟燕子花相似?」
「花期是4月到7月,\r 特征是鲜艳的紫色花瓣…这样啊。原来如此…」
真是种很合适她那文静感觉的美丽的花呢。\r至少我是那样想的。
然后我把刚才看的书随手放在一边,\r躺在了床上。
知道了和她同名的花是怎样的花之后,\r已经没有必要去看了。
「那么,睡觉吧」
我就那样仰卧在床上,\r慢慢地就睡着了。
「怎么样,菖蒲?」
「是,是的,没问题的」
「不重吗?」
「不,不,这种程度我没问题的!」
阳光明媚,蝉鸣不绝。在那样的环境中,我从小溪那搬运着水过来。
「嘛,别太逞强哟?」
「是,是的,谢谢你大井迹大人!」
「呼,菖蒲还真是有活力呢…」
「是的,因为我只有这个优点!」
结果,我还是继续让菖蒲\r帮我忙制造银丝。
虽然也不是说特别需要人帮忙,\r不过我总觉得,和菖蒲在一起的话就很开心。
「哇,真是漂亮的丝呢…」
菖蒲看着在制造中的银丝,发出了惊叹。
「用这个就能治理好旱灾哟」
「哎~真是厉害呢」
「嗯,因为是我们吉备一族的秘传呢…」
我那样说着,把还在制造的银丝递给菖蒲。
「哎?」
「别担心,摸一下吧」
「是,是的,那么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哇…真的很漂亮呢」
在昏暗的小屋里面,\r菖蒲手上的银丝闪闪发光。
…完成了的话,这传说中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银丝,\r就会发出明亮的光芒。
「哇,下起雨来了…」
我为了买新的手语书而来到了书店,
不过刚出书店不久便下起雨来了。
虽然出门的时候也有点乌云,\r不过没想到会下得这么大呢…
「唔,怎么办好呢…」
;"■去买伞",*y4_19,
;"■直接去咖啡厅",*y4_20
#text_off
「果然还是去买把伞吧」
我那样说着走了起来。
「我记得应该是在这附近的吧…」
然后,我一边东张西望地找着便利店,\r来到坡道的时候…
「还是算了…」
反正淋湿了也不会冷…
而且现在还是夏季呢。\r应该不会淋到感冒的吧。
我那样想着便冲出雨中。
…果然还是在途中的便利店,\r买把塑料伞比较好吧?
我在渐渐变大的雨中边跑边想着。
然后,在进入到通往幽静住宅街的道路时…
「咦?」
我看到一个眼熟的背影。
在淡粉红色的伞下面,\r看到打着结的长头发。
然后在肩上挂着一只很大的帆布袋。
「…菖蒲?」
对方也注意到我了吧,\r她快步跑到我身边。
然后来到我面前时,\r一个劲地向我招着手,像是在说『请进来吧』
「………」
…真没想到,\r她是想让我一起进到那粉红色的伞下面吗?
「不…还是不用了」
不过,她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r继续招着手叫我进去。
「…不…因为…」
不过她好像挺高兴似的,\r一直微微笑着,不停地招着手。
「…没办法呢」
…我感到自己害羞地脸红了,\r不过还是败给了她走进她的伞下。
然后我帮比较矮小的她拿着伞柄。
「你在这么大的雨天出来吗?」
她听了我的问题,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的视线突然\r看着我手上的东西。
「嗯?啊,这个吗?」
她点了点头。
「我刚才去书店买来的。\r 一本是普通的漫画杂志,还有另外一本是秘密」
如果我炫耀说自己买了手语书的话,\r她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而且,如果给她看的话,我本来打算偷偷地学会然后让她大吃一惊\r这样的计划也就会泡汤了。
「…虽然这么说,不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书啦」
是误会了我的话了吗,\r她的脸渐渐泛红起来。
「…为什么脸红啊?」
「嘛,我告诉你好了,是本学习上用的书」
我那样说着,\r笑了笑身边还脸红着的她。
…不过,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相爱之伞吗?我们在粉红色的伞底下肩并肩。
即使旁边没有路过的人,\r我也总觉得有点害羞呢。
「果然,出门之前带把伞就好了呢」
「?」
看来她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歪着脑袋一脸疑惑。
「你想想,我们在这里偶然相遇的时候」
我一那样说,她的脸便又红了起来。
…糟了,不知为何偏偏提起了这话题。明明那时候有过那么糟糕的回忆的!
「那,那么,你刚才在这种时间要去哪里?」
我慌忙地转移话题。虽说这样,不过我也有一半原因是真的想那样问的。
我看了看表,现在也只是中午过了一点而已,\r平时的话,现在应该是店里最忙的时候吧。
她没有拿着很多东西,这就说明\r她应该不是出来采购的。
「…心理辅导?」
我看着写在白板上的字像鹦鹉一样重复了一遍,\r然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心理辅导是指…有关心理状况的那种东西?」
虽然我只是在电视上看过一下,\r不过我想我也大概知道那是什么。
简而言之,是治疗心理疾病的方法。\r貌似现在也被确定为一种优秀的医疗技术。
「不过为什么…」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与我所想到的相吻合的,只有一点。
原本我一直认为她的病是由于身体上的原因。\r像是说生病后的后遗症之类的。
原来她失去说话能力的原因是,\r心理创伤吗…
「………」
我又说了很对不起她的话了。
自己的缺陷,\r当然是不会想让别人了解得太深入的吧。
即使她自己说不是很在意不能说话这一点,\r那也明显是在逞强而已。
因为,知道通过白板来对话\r有多么痛苦的,正是她本人。
「…抱歉」
在稍微沉默之后,我坦白地道歉。
微微低下了头。
不过,她却对我微笑着,\r把白板给我看。
「…因为接受辅导的话或许就能说话了?\r 是吗…也对呢。你是为了那而努力着吧?」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那是相信着总会能够说话的眼神。
「是呢,加油吧」
我一边说着,\r一边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
「我也会支持你的」
她红着脸,\r跟平时一样开始写字。
然后害羞地给我看,\r板上写着她那圆润的字体…
「…这么漂亮的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在昏暗的小屋里,\r菖蒲凝视着还未做好的银丝。
「是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呢」
「而且,还有治理旱灾的力量…」
「…是呢」
「不愧是大井迹大人呢」
「………」
…没错。传说是正确的话,不仅能够治理旱灾,无论什么都是可能实现的吧。
不过,一想到要完成这东西的代价,\r我就无法因此而高兴起来了。
「呐,大井迹大人…」
『我也会加油的!』
#text_off
她微微笑着,\r把那样写着的白板给我看。
「嗯,我也会支持你的」
我轻轻一拍她的肩膀,\r说出了更加激励的话。
「那么,我们赶快回店里吧」
我借着雨变小了的机会,\r打算从她的伞中跑出去。
「我肚子已经快要饿扁了」
看着我说快点快点的样子,\r她用微笑来回应。
…是呢。\r因为她很上进,所以我也要鼓励一下她呢…
我们欢快地跑在还下着毛毛细雨的林荫树街道上。
我们愉悦地越过路上的小水洼,\r往平常的咖啡店跑去。
…然后,解决完午饭,\r平时喝的冰咖啡都喝完的时候。
「好像又下起雨来了呢」
刚才为止都是毛毛细雨的,现在却真正下大了。\r我在店里打发着时间。
现在依旧是闲暇的时间段。\r墙上挂着的钟告诉我现在已经到了黄昏了。
店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r店里只剩下我和菖蒲了。
「…天气预报有说从昨晚开始就会下雨?\r 嗯,我没看天气预报呢」
听了我的话,\r她又开始在板上写字。
「…哎?你说借伞给我回去?」
真是求之不得的建议。
我自己并没有什么非得早点回去不可的理由,\r不过这家店也差不多进入晚餐的工作时间了。
我一直呆呆地坐在这里,\r这也只会是妨碍人家工作而已。
「那么,我明天再过来还吧」
我那样说着,\r收下了刚才和她一起遮雨的那把伞。
那是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女孩子\r用的粉红色的伞。
「………」
伞的主人微微笑着。\r完全没有发怵的样子,这更让我难办。
…是叫我打着这伞在街上走吗?
「那个…」
她依然脸红着递了那把伞给我。\r我看来还是抗拒不住她那种微妙的迫力,毫不犹豫地就接过了伞。
「啊,不过,这种程度的雨的话果然跑回去也可以的,\r 而,而且我现在只要回到家就行了…」
我那样说完,她便突然露出严厉的表情。\r然后哒哒哒地写完后把白板递给我看。
「会感冒的所以不可以?\r 伞的话不用担心尽管拿去用?」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办法。死心算了。
看来我是\r非得打着这把伞回去不可了。
我勉强接过那伞,\r她就心满意足似地笑了。
…稍微走进商店街,便看到那个。
那是我被父亲劝说去的\r心理辅导教室。
为了治疗原因不明的失语症,\r我每周都要来这里两次。
…不过最近,\r我来到这里变得很郁闷。
自己想要快点能说话而变得心急起来,\r人家看到我都觉得很可怜。
打开厚重的门扉,走进里面。
明明外面的阳光是那么的灿烂,\r但这里面却是沉重的昏暗。
「…那么,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心理辅导的医生,\r一边看着我一边说起话来。
我觉得他是非常了解我的人。
因为他也是我父亲的熟人,\r我也相信按这个医生所说的去做的话,一定会治好的。
没错。我以前一直是那样想的。
我以前认为他是个\r非常了解我的人。
我也从来没想过\r他会看穿我的心思。
『没有什么特别的…』
推荐我学习手语的,\r也是这个医生
医生说,能够使用手语后,\r便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这是很好的。
的确,那种想法也很合理。我也为学到新的表达自己的方法而感到高兴。
「…是吗?\r 看得出你有点得意忘形呢」
冷淡的话语。我总觉得那眼镜的深处在盯着我。
『…得意忘形,吗?』
「是呢」
「你没有忘记要一直\r 注视着自己吧?」
要一直注视着自己。他总是那样对我说的。
换句话说,就是叫我片刻都别忘记\r自己那想要说话的愿望。
为此,非得时常用严厉的\r眼光看待自己不可
…那真是非常痛苦。
必须时常要自己告诉自己,\r自己是和别人不同的。
「你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这个现实已经是掩盖不住的事实了。\r 只有这个,我也毫无办法」
「而且,你要前进的话,就只有接受这点,\r 就必须时常意识着这一点」
「那么,我提出一个新的建议吧」
…新的,建议?
低着头的我,\r听到那样的话后忽然抬起头来。
『是什么呢…』
他那冰冷的眼镜的深处,那发着光的眼睛\r让我感到更加不安。
「很简单。把无法说话的这件事,\r 展示在人们的眼前。」
『那…那样的事…』
「总是庇护自己的话,\r 是不会变得坚强的」
「但是要是能重新认清自己跟别人的不同的话,\r 那就是治好你创伤的最有效的良药」
那是非常痛苦的吧。因为那必须告诉大家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因为那必须忍耐着把自己那满目沧夷的心\r呈现在别人面前,让别人用冰冷的手去玩弄。
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会远离我的吧。很多人都会,冷眼地看着有缺陷的人的。
那是非常痛苦的吧。那是非常悲伤的吧。
他说那会增强我\r「想治好」的想法
医生说那是逆向治疗法。不过,那治疗法我做不到。
「对你来说,最好的良药是什么。\r 要怎么才能得到那样的良药」
「这些想一想就知道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医生看着桌上的日历。扳着手指像是在数着什么。
「那么,今天的对话就到此结束。\r 请你五天之后再来」
说完,医生便站了起来。\r对助手说着什么。
我只有相信这个医生的话。因为他是个非常了解我的人。
…我是那样相信的。
 我急忙点一点头,便离开了那地方。
『把自己无法说话的这件事,展示在人们的眼前』
『请有意识地把自己和别人分开』
…医生是那样说的。\r我觉得他是个可以信赖的医生。所以我就相信他了。
…不过,那样真的好吗。
用那方法,真的就能说话了吗…
与大家一起同欢共乐的日子…还会到来吗…
;…ある日。
;わたしが家に帰ると、銀の糸が無くなっていました。
;自分の部屋の机の上に置いてあったはずなのに、
;わたしは、おかあさんに聞いてみました。
;『知らないわよ。無いの?』
;と言いました。
;わたしはもう一度部屋に戻って、
;探してみました。
;でも、どこにも見当たりません。
;机の上も、引き出しの中も、
;ベッドの上も探したのに、どこにも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わたしはもう一度おかあさんに聞いてみました。
;『知らないって言ってるでしょう?
; ちゃんと片付けておかないからよ』
;おかあさんは、少し怒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した。
;でも、机の上に置いてあったはずなのに…
;その日、わたしは糸を見付け出すことが出来ませんでした。
;次の日、
;カーテンの隙間から漏れる朝陽でわたしは目が覚めました。
;ふと見た机の上で、
;何かがキラキラ光っています。
;それは、無くしてしまったと思っていた、
;あの銀の糸でした。
;昨日、あれだけ探しても見付からなかったのに…
;今度は無くさないようにと、
;わたしは机の一番上の引き出しにしまいました。
;そして、その日の夕方、
;わたしが引き出しを開けると、糸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今日の朝ここにしまったはずなのに。
;確かにここにしまっておいたはずなのに。
;わたしは、部屋を隅々まで探してみました。
;でも、糸はどこにも見付かりません。
;またおかあさんに聞いてみることにしました。
;『捨てたわよ』
;おかあさんから返ってきた返事は、
;そんな短い言葉でした。
;『だって、あなたその辺に適当に置いておいたでしょ?
; いらないのかと思って、捨てちゃったわよ』
;違う…
;わたしは、机の引き出しにしまっておいたのに…
;『泣いたって仕方がないでしょう?そんなに大事なものなら、
;わたしは、泣き出していました。
;『ちゃんと片付けておかなかったあなたが悪いんでしょう?』
;『ほら、お母さんは忙しいんだから、あっちに行ってなさい』
;おかあさんは、わたしを邪魔者のように言いました。
;違うのに。
;次の日、
;糸はまた机の上にありました。
;次の日になると、机の上に戻ってきてるのは何故なんだろう。
;わたしは、糸を眺めながらそう思っていました。
;無くしたはずの糸。
;捨てられたはずの糸。
;でも、必ずわたしのところに帰ってきてくれるのです。
;わたしは、このとても不思議な糸のとりこになっていました。
;まるで、魔法使いの道具のような不思議な銀の糸。
;わたしは、誰かに自慢したくて仕方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思い浮かんだのは、おかあさんです。
;もう捨てないでねと、言うつもりで走って行きました…
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那条银丝。
那发出不可思议光芒的银丝。真的是非常漂亮,看着看着就看入迷了。
就连妈妈叫我,我都没听到。
「菖蒲~吃饭了哟~」
「!」
突然间,门嘎一声地打开了,\r我马上把银丝藏在身后。
「菖蒲?你拿着什么?」
妈妈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
「快给我看看」
「…」
我紧握着放在身后的手\r然后慢慢地往前伸出。
「这个怎么了」
「…」
「真是的…我不是叫你不要\r 总是捡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吗?」
「…对不起」
看着低下头的我,妈妈叹了一口气。
「真没你办法。要好好放回\r 原来的地方哟?」
「嗯…」
虽然很不想,不过我还是点了头。因为我更不想惹妈妈生气。
第二天,我回到那花圃把银丝放回去。和我名字相同的花依旧摇曳着。
不过我还是不想扔掉。
这个菖蒲盛开的地方,跟之前捡到银丝的时候还是一样。我把发着光的银丝轻轻放在花朵之间,然后便回家了。
「咦?」
第二天,\r从窗帘的间隙中照射进来的晨光促使我睁开了眼睛。
然后我突然看到\r桌子上有发着光的东西。
那是,我昨天丢掉的银丝。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高兴地把它收到衣服的口袋里,\r免得下次被妈妈找到。
「菖蒲,这是怎么一回事?」
;■この辺ナニ~? 3行以上が連発しているんですが。
;■声録りしちゃったしなぁ。まあ、うまく誤魔化します。
;そして、その日の夕方。
;私がさっきまで着ていた服とポケットに入っていた銀の糸を持って
;お母さんが怖い顔をしていました。
;うっかり糸のことを忘れていつものように服を着替えた私は
;銀の糸をお母さんに見つけられてしまったのです。
「昨天不是去丢掉的吗?」
妈妈用稍微严厉的口吻说道。
「现在赶快去丢掉吧」
妈妈把银丝递给低着头一语不发的我。
我再一次来到了那个花圃。
然后,和昨天一样放下银丝就回家了。
「咦?」
隔天,\r银丝又出现在我的桌子上。
…为什么会这样?一到第二天,就会回到桌上,这是为什么呢。
我一边看着银丝一边那样想。
本应不在的银丝。本应丢掉了的银丝。
却肯定会回到我这里来。我醉心于这不可思议的银丝。
简直就像魔法师的道具一样不可思议的银丝。我很想要炫耀给别人看。
我脑中想到的是,妈妈。
说出这件事的话\r妈妈就一定不会再说让我丢掉的了。
 『妈妈,快看!』
夏天。
我查过词典,那是一年中的第二个季节,\r旧历是4月到6月,新历是6月到8月的季节
人所皆知那是最热的季节,全国的高温闷热天气持续着。
…嘛,即使查了这样的知识,\r也并不会变得凉快。
我因为有事,所以早上是在大学度过的。
因为是暑假,所以我并不是去听什么讲座,\r我只是去拿回搬家时忘记带来的书本。
有几个朋友也来了,\r于是我便跟他们在学校吃午饭了。
接着,与他们分别之后,\r我跟平时一样走向那家咖啡店。
叮当叮当…
「哟」
入口的铃声随着门的打开发出悦耳的声音。迎面而来的是冷气。还有…
手上拿着写着『欢迎光临』\r的白板的菖蒲。
「听说今天是这年最热的一天呢」
…咦?总觉得她有点无精打采的…
我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r不过还是像平时那样点了冰咖啡。
「午饭?今天去了大学那边,\r 所以就在那边吃了」
店主一边笑着说真罕见,\r一边熟手地把冰块放进杯子里。
「店主你们,接下来准备吃午饭?」
我一边用吸管搅拌着冰咖啡一边问道。
「嗯,菖蒲已经吃完了,\r 所以我也准备休息一下」
他们平常都是那样的。
在午饭繁忙之前菖蒲就先吃完午饭,\r然后过了客流高峰之后店主就会休息一下。
看来在菖蒲暑假帮忙的期间\r他们俩就遵从着这种作息制度。
「那么,我要吃午饭,三井君,看店就拜托你了哟」
…看店?刚才,他是那样说的吧?
「等,等等,看店是指…」
「…今天总感觉她有点不对劲啊」
店主那样说着,手指指着的是…
「…菖蒲?」
虽然我觉得她有点怪,\r果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平时的话她会不遗余力地忙着的,\r但是现在的她并没有那样。
她垂头丧气,一脸落寞的样子。
「…她,怎么了?」
我悄悄地在店主耳边问道。很明显和平时的气氛不同。
「谁知道呢…。今天她总是那个样子」
店主也耸了耸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完全搞不明白。
「不过,中午的时候还是做得很好的呢」
失败本身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r店主加了这样一句话。
「嘛,就是那样,你的话我很放心,\r 所以拜托你看一下店。有什么事的话叫一下我就可以了」
;"■那有点难办呢",*y4_61,
;"■也无所谓…",*y4_62
#text_off
「不,那有点…」
虽然我很在意她,不过让我们两人独自相处也很难为情。\r不过,店主还是无视了我说的话。
「要喝东西的话就随便喝吧,无所谓的,\r 那么就拜托了」
「啊,等一下,店主!」
店主拿起吃的,就丢下我跟菖蒲,\r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真是的,都不听我说不方便的…」
不过,现在抱怨店主也没用。\r我收拾好心情,往菖蒲那看去。
「不,其实也没什么所谓…」
我很担心她。\r我第一次见到她那个样子。
「要喝东西的话就随便喝吧,无所谓的,\r 那么就拜托了」
店主那样说完,就拿起吃的,\r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r我看她垂头丧气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而且时而还唉声叹气的,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种时候,我应该说什么才好呢…
虽然我一点都不知道为什么,\r不过光是看着她也不是办法。
…她可能光是能听进我说的话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那样想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坐这里了哟?」
然后我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下,看着她的表情,\r她垂头丧气地低着脸,毫无抬起头来的意思。
「…怎么了?」
我短短的话刚一落音,\r她的肩膀就颤抖了一下。
「…可以的话能不能跟我说说?」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r看得出她的表情非常悲伤。
…或许发生了什么事给了她很大冲击。
「嘛,什么都好,说点话吧?\r 那样也能够让心情变好的哟?」
然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r接着就开始在白板上写字。
;「よう、元気無いけどなにかあったのか?」
;なんでもないと首を横に振る彼女。
;とてもそうは見えないのだが…
;ぺこり、と頭を下げると行ってしまう。
;いつもの元気さが感じられない。
;その姿は、かなり落ち込んでいるようで、
;見るからに寂しそうだった。
;時折溜め息まで吐いている姿はまるで別人のようだった。
;「…一体どうしたんだ?」
;俺は頼んだコーヒーを飲む気にもなれず
;一人考え込む。
;…あやめちゃん、嫌なことでもあったのかな?
;それとも俺がなにかしたとか。
;心当たりは無いんだけど…
;こんな時には、どんな言葉を掛けてやれば良いのか…
;なにかが砕け散る音が
;俺を現実に引き戻す。
;そのすぐ後に激昂する男の声。
;どうやら、俺の他に客はまだいたらしい。
;見るとあやめちゃんがお盆を手におろおろしている。
;あちゃ~どうやら失敗したみたいだな。
;「コップを落としちゃったのか…」
;俺はすぐに二人の元へ向かう。
;「なんだね君は?」
;「俺は、留守を任されてるものなんですが」
;「…ふん。この責任はどう取ってくれるんだ?」
;…なんだ偉そうに。
;やたらと高圧的だな。
;カチン、と来たが顔に出さないようにしないと。
;これ以上怒らせたらまずいからな。
;「大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 今店長を呼んでまいりますので」
; こっちだって時間があるわけじゃないんだ」
;それ以外思いつかない。
;て、俺はなにしにきたんだ。
;危うく本来の目的を忘れるところだった。
;「あやめちゃん、悪いけどマスターを
; 呼んできてくれる?」
;何度もうなずくと店の奥に向かう彼女。
;「おい、ちょっと待て」
;なにを思ったのか、その彼女の足を
;男の言葉が止めた。
;「お前にはなにも言ってないだろうが
; 用があるのはそっちのウェイトレスだ」
;…てめえ、人が下手にでてやれば。
;思わず怒りでこぶしが震える。
;そんな俺を抑えるように、客の前に立つあやめちゃん。
;いつものようにホワイトボードを取り出す。
;「それだそれ。一体なんの真似だ?」
;ペンを走らせようとした彼女の手が止まる。
;「ふざけていないで、ちゃんと謝れないのか!」
;俺は慌てて二人の間に立つ。
;この客彼女が喋れないことを知らないんだ。
;「あのお客様」
;「なんだ?お前には用がないと言ってるだろ!」
;「いえ、彼女は…」
;不意に袖を引っ張られる感触。
;振り向いた先で、あやめちゃんが首を横に振る。
;言うなってことなのか?
;俺は一瞬戸惑う。
;「なんだ?お前ひょっとして…喋れないのか?」
;だが、俺達の掛け合いを見て、男は感づいたようだ。
;びくりと震える彼女の体。
;そのとき俺は、やっと気付いた。
;彼女は奇異な目で見られるのが嫌だったのだと。
;「なるほどな、どうりでろくな対応が出来ないと思った」
;「口も聞けない娘を働かせるとは、よほど儲かってないと見える。
; この店の程度も知れたものだ」
;男は次々と好き勝手なことを言う。
;「おい!あんたに彼女のなにがわかるんだ!」
;「知りもしないで自分勝手なこと言うんじゃねぇ!」
;「この店だってそうだ!
; あんたなんかに馬鹿に出来る場所じゃないんだ!」
;「俺は客だぞ!?お前のほうこそわかってるのか!」
;顔を真っ赤にして怒鳴り散らす男。
;だからって、これっぽっちも謝るつもりはなかった。
;先ほどからあやめちゃんが袖を引っ張っているが
;こればかりは譲れない。
;「店だって客ぐらい選ぶぜ。とっとと帰ってくれ!」
;■ここは削ろうよ~。ちょっといや~んな感じがするので。
;なにか言いかけて、突然男は嫌らしい笑みを浮かべる。
;「なるほど、お前そのウェイトレスが好きなんだな?」
;予想外の言葉に、俺は一瞬呆然とした。
;ただ男はにやにやと笑う。
;「まったく、ろくでもない女にはろくでもない男が
; お似合いだな?」
;「この野郎!」
;次の瞬間、俺は男に掴みかかっていた。
;「やめるんだ三井君!」
;男の眼前で止まるこぶし。
;恐らくは騒ぎを聞き付けてやってきたのだろう。
;俺はマスターに羽交い締めにされていた。
;先ほどの騒ぎも終えて、静まり返った店内。
;俺はあやめちゃんを前にしてうなだれる。
;結局、なんの役にも立たなかった。
;それどころか騒ぎを大きくして…
;自分が情けなかった。
;だから『気にしないで』と書かれた
;彼女のボードをまともに見ることが出来ない。
;マスターが来なかったらどうなっていたか。
;先ほど言われたことが思い浮かぶ。
;「私からはなにも言わない…」
;「ただ、娘のために怒っ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責められないのは逆に辛かった。
;余計に自分が情けなく感じられて。
;ぎゅっと手に力がこもる。
;なにを言えばいいのかわからなかった。
;どうすれば彼女に許してもらえるのか。
;だけど、俺はぽんぽんっと肩をたたかれて
;顔をあげる。
;そこには笑顔の彼女。
;そして『私のほうこそごめんなさい』と書かれたボード。
;「あやめちゃんが謝ることなんて無いぜ?」
;「元はと言えば自分の失敗のせいだって?
; だけど俺が…」
;彼女はもう一度首を横に振った。
;「え、私の話しを聞いてもらえますかって?」
;もしかしたら、それは彼女なりの
;俺に対する精一杯の思いやりだったのかも知れない。
;だから俺は素直にうなづいた。
;「俺なんかでよければだけど…
; 聞かせてくれるか?」
;あやめちゃんの優しさを初めて間近に感じた日。
;ボードに書かれる文字を俺は真剣に読む。
;少しでも、彼女の想いに応えられるようにと。
「…你说你可能以后都不能说话了?」
「为什么啊?你现在不是为了克服这缺陷而努力着吗?」
她点了点头…轻轻地,无力地。
「这之前,你也说过了吧?\r 为了能够说话连心理辅导都接受了」
沙沙沙…\r她用笔写到。
「…哎?」
我看着她写的东西顿时呆住了。
「…心理辅导的医生…是那样说的?\r 喂喂,你没听错吧?」
这次她摇了摇头。垂头丧气的理由肯定就是这个了吧。
「不过,这不是很奇怪吗。\r 治理好心理疾病不是心理医生的工作吗?」
我从来没想过最清楚患者的心的医生,\r会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
「虽然可能是很辛苦,\r 你把医生告诉你的话从头到尾说一遍可以吗?」
我觉得或许我能够帮到她。
如果医生说了些残酷的话的话,\r我否定掉就可以了。
或许我说话的分量\r比不上专门的心理医生。
不过,只要有一个人能够有积极的想法的话,\r那就可以成为她的力量吧。
然后她像下定决心似的,紧紧地握住笔,\r接着慢慢地在白板上写着字。
「…不过也不是说绝对不能说话吧,不是吗?」
我一边读着她在板上写的字,\r一边对她那样说。
或许医生的确说得很残酷。而且那是她所信赖的心理医生所说的话,所以就更加相信了。
「那个心理医生也没有说已经毫无办法\r 或者已经治不好了之类的,你想太多了啦」
或许我说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r不过,我想不到其他能安慰的话了。
因为,我觉得,如果需要鼓励她,\r除了否定那一切之外毫无它法。
「那么,反过来说,如果全都做到的话\r 就能说话了,这样想如何?」
她忽然抬起头。
从她的表情上看,\r我觉得她像是寻找到了微弱的希望之光。
「那或许真的是很艰难…\r 我啊,看电视的时候也听说过这样的话呢」
「所谓的心理医生只是提供一个契机,\r 克服心病还是需要患者自身的努力」
「对方也是希望你加油,\r 所以才说得那么严厉的吧?」
我看着她的眼,尽力说服她。
总之我想让她变得有精神点,\r…我只是想那样而已。
不过…
「喂,喂…」
她的眼睛流出了眼泪。
边哭边笑着。\r她一边用手拭去眼泪,一边微微地扬起嘴角。
「菖蒲?」
然后她又拿起笔来,\r在白板上大大地写着『谢谢』
那句『谢谢』的意思,\r我希望跟我所想的一样。
「好,有精神了呢」
我说完那句话后,\r就把连冰块都快溶剩薄冰的冰咖啡一口气喝光。
「那么,我们再去之前的那个花圃走走吧?」
说完后,她两眼一亮,一脸欣喜。\r…看来她非常喜欢那里呢。
「在喜欢的地方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呢」
她嗯嗯地点着头。看着她那开心的样子,连我都开心起来了。
或许她确实不能说话。不过,至少她没有失去心灵的语言。
「呐,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总不开花呢」
「…嗯」
顺利地进行着制造的我们,\r又来到那个小河边。
以往年份的话,早就应该开花了,\r但是不知为什么今年却没有开。
「真希望能快点开呢」
「嗯,我也希望它们快点开…」
没错。我也想趁我还活着的时候能够见到…
「哎,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真想见到它们一起开花的样子」
「是呢」
明明再过不久银丝就要完成了,\r但河边的花一点都没有要盛开的样子。
…难道说,我已经不能再看到了…\r我心里浮起一丝放弃的念头。
「…不过」
「…真不可思议呢」
「?」
在随风摇曳的青草前,\r我把我脑中想到的话说了出来。
「不,我是说这些花呢」
「呃,它们怎么了?」
「每一年每一年,它们都只是为了凋谢而开花的吧?\r 它们还真是不厌烦呢…」
「那个…你那样说…」
「嗯,我知道。\r 我并不是嘲笑它们。那只是我对自然的恐惧」
「恐惧?」
「嗯。正如我们现在苦心惨淡地去做,\r 它们也永远都只是,重复着同样的命运…」
「仅是那样…仅是那样,但却又美不胜收」
「…甚至让人心醉神往」
「那样啊…不过,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我的想法稍微有点不同哟」
「…不同?」
「花,不是为了凋谢而绽放的。\r 却是为了再一次绽放而凋谢的」
「…那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的。因为…」
「…如果像大人那样想的话,感觉不就很悲凉吗…」
 「呐,所以,大井迹大人…」
 『真希望能早点开花呢』
#text_off
她给我看的白板上那样写着。
「嗯,是呢」
我们一边往老地方走\r一边闲聊着。
宜人的夏风吹拂过我们的脸颊,\r然后拂过我们眼前宽广的公园。
「这里依然是绿树繁阴呢」
站在我旁边的她,\r也静静地眺望着。
然后,我们一起迈步走在步行道上。
在喧杂不绝的蝉鸣声中,\r高耸的树木枝繁叶茂,在底下形成一片阴凉的绿荫。
…恐怕是还没开花吧。
这想必是我们都清楚的事,\r然而却是我们来这里的首要目的。
我们一边看着依旧没有开花的菖蒲,\r一边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这里是不需要语言的地方。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把这里选为她喜欢的地方,\r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吧。
然后,看着眼前无垠的草坪,\r我回想起前几天在图鉴上看过的紫色的花。
「说回来,我稍微查过一下这种花呢」
「那是很漂亮的花哟?\r …是呢。看得出那是纯洁而毫不奢华的花呢」
跟她有着同样的名字,很适合她的花。我第一眼看到那种花就有那样的感觉。
「…那个」
我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想过了。\r她听着我说,慢慢地把头转向我。
「果然,我还是想象不到\r 这里开满那种花的情景呢…」
(咽口水)
「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呢?」
我并不是在谈论这里的风景。\r我只是想看看她心中对这些花的回忆。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r不过我觉得这里聚集着她的一切。
她的目光转向远方,\r或许她现在想着一段段令人怀念的往事吧。
然后过了片刻,\r闭上的双眼睁开后,她就把白板给我看。
「…银的传说?那是什么?」
…银是指?…那种矿物的银吗?\r她给我看的板上写着令人意外的话。
「…银是月亮滴下来的露珠形成的?」
「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r …真不知道,我也没听说过呢」
…我觉得那是童话。从现实的角度考虑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是父亲告诉你的?\r 哈哈哈,店主还真是个诗人呢」
她也微微地笑了。\r她的笑容,虽然很温柔,不过却让人觉得有点落寞。
「向那由露珠形成的银许愿的话,愿望就会成真?」
妈妈说过不可能有那样的事,然后一笑了之,\r话题又继续进行下去。
「你问我知不知道你妈妈?\r …嗯,我知道她现在不在」
我并不是从她的口中直接听到的。\r再说我也没敢问。
告诉我她妈妈已经不在世了的是店主。\r她貌似还深深地惦念着她妈妈的样子。
「和妈妈吵架离别了…吗」
据她说,那之后,妈妈突然倒下了,\r然后就那样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死因据说还是原因不明。\r只清楚她妈妈是在她眼前倒下的。
「和妈妈以及朋友一起来赏花的时候,\r 在这里捡到了银丝?」
貌似最初带她来这里的人也是她的妈妈。\r那一年,不知为何,这一带开满了大片紫色的花。
在第一次见到跟自己同名的花的时候,\r她非常高兴。
不过,根据她的回忆,\r在那之后,这里的菖蒲花就不再盛开了。
还有,那条银丝\r也貌似是在那时捡到的…
「那么,那条银丝现在怎么了?\r 已经丢掉了?」
听了我的问题,她便背对着我,\r解开绑在头发的丝带。
虽然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注意到,\r不过在宽大的红色丝带下面,紧贴着闪着银色光芒的银丝。
「哎…真是漂亮的颜色呢」
虽说是丝,不过那简直比丝还细。\r不过,它没有丝毫硬感,像丝绸那样柔软。
只是,我怎么也想象不到,\r这条银丝本来会是什么东西。
「你说你本来想要丢掉的,但却怎么也丢不掉?」
她在白板上那样写着。
店主告诉我,\r她貌似对能实现愿望这一点很在意。
「你是说虽然基本不可能,但如果一直带着的话,\r 没准真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是吧?」
不过果然还是无法让别人相信。
尽管我随时都能否定掉它,\r告诉自己那只是童话而已。
对她来说,无论是怎么微小的事,只要能够依靠的,\r那就绝对不是坏事。
「…你想守护它吧?」
(咽口水)
她一脸寂寞,静静地低下头。
…总觉得话题变得奇怪了呢。
「不行不行。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打起精神的」
我两手一拍膝盖,站了起来。\r不知不觉中,夕阳西下。
…虽然她一脸温柔,不过寂寞的表情不适合她。\r我只想看到她一直都温柔地笑着的表情。
「明天你还要去那个心理医生那里吧?\r 要鼓起劲来呢」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r微笑着,仿佛在说已经没事了。
在她微笑的同时,她的那条丝带也摇曳着。\r还有,周围忘记开花的青草也随风摇曳着…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_________五章ハメコミ場所↓__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我有着明确的意识要去那间咖啡店,\r这或许还是第一次。
昨天她的样子很奇怪。\r虽然不清楚理由,不过总觉得她和平时不一样。
我为了找出菖蒲为何变得如此奇怪的原因\r而往那家店走去。
…或许,她已经变回平时的她了。\r我带着这样的期待打开了门。
叮当叮当…
「欢迎光临」
迎接我的是,店主的声音。\r我跟店主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寻找她的身影。
然后,发现她正在里面的一张桌子边收拾着餐具。
然后我坐到平时的座位上后,\r她便拿着水和湿毛巾过来了。
「哈,今天有点精神了?」
但是,她听着我的话并没有反应。\r低头行礼后就又回到里面去了。
「………」
…这不是比上次更冷淡吗?
「…三井君,你觉得有点奇怪吧?」
店主走过来,\r那样小声地对我说道。
「…嗯。我昨天就开始觉得她很奇怪了…\r 她,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啊。问她也只是一味说没事…」
「…她整天都那样子吗?」
「虽然工作是做得好好的,\r 不过总感觉她心不在焉…」
我和店主一边侧着眼看着她\r一边小声地说着。
现在的她正背着我们在店里面打扫着。
「嗯,她昨天吃完晚饭,\r 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平时的话,貌似还会和店主在客厅里看看电视,\r聊聊天之类的。
基本上是非常要好的父女两人。
明事理的父亲和温柔的女儿所形成的亲子关系,\r并不会那么简单就被破坏的吧。
「嘛,最近的孩子都到了难以理解的年龄了呢。\r 那要怎么办,我想交给三井君你」
「又交给我吗」
虽然我那样说,不过我也打算要做点什么。\r可以的话我想成为她的力量。我是那样想的。
「我总觉得这并不是父亲能够插手的事呢」
「哈…」
「就这一点来说,只有你最清楚她了」
店主认为我是怎么\r看待菖蒲的呢。
…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嘛,我尽力试一下吧」
「是吗。那么顺便也拜托你看店了」
「啊,等等…」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被巧妙地利用了,\r不过那一定是因为他为我们着想才那样的吧。
店里只有娴静的音乐流动着,\r其他一切皆无声音。
店里此时此刻就\r只剩下我和菖蒲两人了。
这种什么话都说不出的凝重气氛,\r让我的心情也感到郁郁不乐。
不管怎样,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接近她。\r甚至连机会都抓不住。
她改变态度,是近几天的事。\r是她外出回来之后的事…
她的眼睛和我四目相对的瞬间,\r就会像是避开我似的低下头,有种说不出的不对劲。
…避开我的眼睛?
我突然想到某件事。
…说回来从前几天开始她甚至都不和我四目相对了?\r总之,她为什么会要避开我的眼睛?
…是我的原因吗?我做过什么吗?
………不行了。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叫她一下",*y4_28,
;"■看着她",*y4_29
#text_off
「…呐」
我下决心问一下。
「菖蒲?」
在我叫她的瞬间。
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r本来就缩成一团的身体缩得更加小了。
…怎么了?为什么她会有那样的反应?
「…呐,到底怎么了」
我站了起来走近她。\r然后她依然低着脸不断地摇头。
「喂喂。你那样我是不明白的啊」
「我说过了吧,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跟你商量的」
很明显,她的态度很僵硬。\r像是避开某人似的造出坚壁。
不过我毫不理会地接近她。\r总之,不跟她说话的话一切都不能开始。
但是…
在我打算坐到她对面座位的瞬间,\r她就跑往柜台里面消失不见了。
「………」
说不出话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也不知道…
不过,对着那样的她,该说什么好,\r我也不知道。
难道说,是我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r做了什么事。
然后给了她很大打击,\r然后心情变差了吗。
无论怎么样,现在确实很难跟她说话。
…真没办法。\r果然还是老实地去道歉然后问一问原因比较好呢。
我回过头来,下定决心要跟她说话。
那时印入我眼帘的是菖蒲走进柜台里面消失而去的背影…
「…这是什么?」
菖蒲那样对我说道。
「怎么了」
「你看,这个竹简」
菖蒲指着放在地上角落的竹简。\r那是和材料一起从宅邸带过来的东西。
「啊…那个,拿过来给我看看」
「啊,是的。唉…嗨哟」
菖蒲把支离破碎的竹简整理了一下,\r带到我这里来。
「这个吗…怎么样?你看得懂吗?」
「呃,呃,看起来像是文字…」
「哈哈哈,能够读懂的话就很厉害了哟」
我轻轻笑着,\r把几捆竹简在地上摊开。
「来吧,菖蒲你看看吧」
「是,是的,有很多很难的字呢」
「嘛,确实是呢」
「我完全不知道这里写着什么」
菖蒲遗憾地说道。\r我觉得她那样很可爱,于是继续说下去。
「这个就是,银丝的制作方法的解说书哟」
「哎,这个就是!?」
「嗯,这是大陆那边流传给我们一族的方法」
「那,那么重要的东西,给我看的话…」
「…你也真会开玩笑呢」
「哎,哎!?我,说了什么吗?」
「想想吧。\r 就算被看到了,读不懂也毫无意义吧」
「啊…」
「不是吗?」
「虽然是那样…」
菖蒲的脸红了起来。\r她的话,文字也只是能看到的一个图案在那里吧。
「嘛,别在意」
「是,是的…」
「而且,我也让菖蒲你帮忙了呢」
「是,是的…」
「好吧,这么难得,我就读给你听吧…」
「是,是的」
然后我,\r开始读写在竹简上的文章。
「银灵之峰者,是…」
「…………」
「以竹简书其…」
「…………」
「以之…」
「那,那个…」
「…怎么了?」
「果,果然不知道在说什么…」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
「抱,抱歉…」
我轻轻一笑后,\r便开始用菖蒲听得懂的话讲述内容了。
「首先开始是说…」
「嗯」
「在月光盈盈的灵山上采集白色的银…」
………………
………
「…然后,掺入自己的信念,作为代价…」
然后我的话停住了。
「作为代价?」
「…………」
「大井迹大人?」
「…………」
「…哎?」
「…………」
「…那之后怎么了?」
「…作为代价,要付出性命」
「哎,那是?…」
「………」
「大井迹大人,那,那是什么意思?」
「………」
「没想到…」
「…嗯,正如字面上所说的」
…没错。
要给予银丝生命的话,\r作为代价就必须舍弃生命…
「怎么会…」
…那一天,我在狭小的屋子中低声而语。\r…那一天,我和菖蒲两人读着那竹简上文字。
…某个晴天的早晨。
爸爸走进了我的房间。
『菖蒲,吃早餐了哟』
爸爸在笑着。
『来吧,一起吃早餐吧』
『今天做了菖蒲喜欢吃的肉馅洋白菜卷呢』
我嗯地回答一声。不过,没能发出声音来。
咦…?好奇怪。
『菖蒲?怎么了?』
爸爸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害怕。
『来啊,我做了早餐…一起吃吧?』
我本来想要回答的。
不过,声音发不出来。
『怎么了?怎么不回答?』
哎哎?我…说不出话了…?
我拼命地想要说话。
什么都好,总之我叫了一下。
不过,那声音谁也听不见。
『菖蒲?怎么了?』
『说点什么啊?』
…不是的。
…我说不了。发不出声音!
爸爸也,一脸非常担心的样子摇着我的身体。
不过,我口中只有气息喘着,\r发不出声音来。
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不能说话了…
…那一天,发生了很多事。
…那一天,妈妈倒下了。…那一天,我不能说话了。
今天依然蝉鸣不绝。
喧闹的蝉鸣声,证明着夏天的酷热。
叮当叮当…
『欢迎光临』
白板上有可爱的字体写着欢迎的文字。
「已经没事了?」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r不过,果然还是感觉没什么精神。
「你没事的话就最好…不过我总觉得你没什么精神」
然后她这次是摇了摇头,\r放下水杯和湿毛巾后,便往店里深处走去。
…果然还是很奇怪呢。
我也不觉得她昨天那样今天就会好起来,\r别勉强自己比较好吧。
总之我还是当她没事了。
我一边随口含着吸管\r一边看着每周都买的漫画杂志。
接着,看完个大概之后,\r我站起来目光投向墙壁上的时钟。
指针正指着3点40分。
「…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我那样说着站了起来。
『谢谢惠顾』
菖蒲拿着白板,站在收款台前。
她一脸低沉的,没什么精神。
「…怎么了?」
我一边从钱包里面掏出钱来一边问道。\r从前几天开始,果然就有点不对劲了。
不过,她摇了摇头,\r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点头行礼后便往店里面走去了。
「………」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结果,那天我也没能和她说多少话就完了。
我一边躺在床上,\r一边回想起白天菖蒲的样子。
白天她那样子明显很奇怪。
突然间就变成那样子了。
然后,我的疑问在不断膨胀。昨天和今天,我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
基本上没说什么话她就走掉,\r这还是我从第一次去那家店以来尚未遇到过情况。
我慢慢坐起来,\r再次回想起她今天的样子。
「………」
果然有点奇怪。
跟之前被那个心理医生叮嘱过什么后\r而变得消沉的时候很相似。
那时候她跟我说白了一切。
所以我当然能够助她一臂之力。
不过,从前几天开始,我觉得她连心扉都不肯敞开,\r总是把烦恼塞进自己的心中。
希望那只是我的错觉…
就算我自己一个人在想也没有用。
我不再多想,接着便进入了睡梦之中。
;「なぁ、本当のこと言ってくれよあやめちゃん
;だけど首を横に振る彼女。
;「心配しないで下さいって?無理言うなよ」
;こんなに元気の無い姿を見せられた後じゃ
;気になって仕方がない。
;「もしかして、またカウンセラーの先生に
; ひどいこと言われたのか?」
;ふと思いついた俺の一言にあやめちゃんの肩が震える。
;彼女を励まそうと、俺は言葉を続ける。
;「なにを言われたかは知らないけど、気にすること無いって。
; こんなに一生懸命頑張ってるじゃないか」
;ぽんぽんっと、俺は軽く頭を叩く。
;だが、あやめちゃんはもう一度首を横に振る。
;どうしたんだ?様子がおかしい。
;俺は、思わず驚きの声をあげる。
;顔を上げた彼女の目。
;そこから流れる涙に。
;…泣いている?
;焼けつくような胸の痛み。
;とっさに言葉が出てこない。
;そんな俺に背を向けるあやめちゃん。
;「あっ待ってくれ!」
;呼びとめるより一瞬早く、彼女は店の奥に消えて行ってしまう。
;俺には、なにもわからない。
;どうして彼女がそんな態度を取るのか。
;馬鹿だ、俺は。
;なのにどうして彼女の気持ちをわかったつもりでいたんだろう。
;彼女を傷つけてしまった。
;そんな思いだけがじんわりと胸に広がって行くだけだった。
;ベッドの上であぐらをかきながら、一生懸命に手を動かす。
;視線の先には一冊の本。
;タイトルは『やさしい手話』
;あやめちゃんと相合傘をした日に買ったもの。
;覚えたからどうなるってもんじゃない。
;だけど彼女のためになにかしたかった。
;いや、それは単なる言い訳か。
;ただ彼女に会うための理由が欲しい。
;「まったく、情けないやつだよな」
;苦笑しながらとにかく手を動かす。
;もう一度だけでも、あやめちゃんの笑顔を見るために。
『…菖蒲?』
「怎么了?呆呆的…」
「啊,对不起大井迹大人」
我们的制作,基本上接近尾声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太长了,\r菖蒲的表情也开始阴沉起来。
「…怎么了?很快就要完成了啊?」
「呃,虽然是那样…」
「这样的话,折磨大家的旱灾也会消失的哟」
「是,是的…」
「怎么了,你不高兴吗?」
「…………」
说到这,菖蒲低下了头。
「也能够帮到你们村里的人哦」
「…………」
「为什么不高兴啊…」
「…………」
「…菖蒲?」
在狭小昏暗的小屋中,\r静静地回响着我的声音。
「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不过,为此…」
「………」
「需要人命…」
「嗯,我知道的」
…没错,那我是知道的。
当然,我是打算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不过,那样就能够拯救大家了」
「………」
「京城里的人也是,村里的人也是,都能拯救他们的性命」
「…是的」
「而且,菖蒲…」
「嗯?」
「那样也能拯救到你…」
「………」
「所以…」
(别摆出一副,那么悲伤的表情啊…)
…那一天,我的低声细语掩盖住嘈杂蝉鸣。…那一天,菖蒲愁容满面消去了夏日之辉。
「真热呢…」
我从敞开的窗口仰望酷暑的天空,\r近处传来喧杂的蝉鸣声。
我在这既酷热又没冷气的房间里,\r呆呆地打发着时间。
平时的话我现在应该在那家店里面的,\r不过,自从昨天那件事之后,现在也没心情去。
…她到底是怎么了啊。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难道是我不知不觉中\r做了什么惹她生气的事?
…我那样想着,\r不过心里还是完全没有底。
要是我做了什么的话,\r至少跟店主谈一下比较好吧。
无论我怎么想,\r脑中还是一片混乱。
「切,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都坐立不安,\r在家里呆不住,于是便往街上走去。
…不转换一下心情的话,总觉得很郁闷的。
;"■去一下咖啡店吧",*y4_31,
;"■去游戏厅玩吧",*y4_32
#text_off
我拖着身体\r在太阳底下懒洋洋地走着。
然后,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不觉中\r我就来到了去往咖啡店的坡道上。
我为什么会往那家店走去呢。
明明我是想去街上走走,散散心的。
恐怕,她的态度还是没有变吧。
然后在那坡道上,当我看见那家店的时候,\r我终于止住了脚步。
「………」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我现在去见她的话,她又会怎么想呢。
她到昨天为止的样子在我脑海中浮现着。\r我觉得,就算现在去了,大概也只能重复昨天那样。
「…果然还是回去吧」
我在那里想了一会儿,\r便沿路折返了。
然后我去了游戏厅。
…………………
…………
…不过
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无论做什么事,\r都做不好,这还真是跟格言所说的一样呢。
我在游戏厅换来的几个硬币,不到一会就用光了,\r于是我还是心烦意乱地走了出去。
「啊—,今天已经不行了。回去!」
我自言自语地那样说,\r我从酷热的游戏厅外往家里走去。
然后,拐过商店街…就在那时候。
我的视线落在了,\r那熟悉的背影上。
「…那是…」
我见过很多次的背影。
肯定没有错。
「菖蒲!」
我马上跑了起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r她慢慢地回过头来。
然后,在确认是我之后,\r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呆呆地站在那里。
「等一等」
我叫她别走,\r然后我穿过旁边来往的人群试图接近她。
不过,她忽然抬起一直低着的头\r接着就往反方向跑去了。
「哎?」
我只看见她那一瞬间有着一副悲伤的表情。总觉得,她的双眼有点湿润。
「等,等一下啊!」
她不听我的劝阻,跑掉了。
我看到她那令人意外的行为后,\r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为什么?为什么要避开我?
「…为什么啊」
我呆滞地目送着她跑着离开的背影,\r两肩在颤抖着。
「为什么要逃避开我啊」
然后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视线的前方,她渐渐消失而去。
在我混乱的头脑中,\r深深地印刻着她最后那悲伤的表情。
「…那是…」\r我见过很多次的背影。
肯定没有错。
「菖蒲!」
我马上跑了起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r她慢慢地回过头来。
然后,在确认是我之后,\r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呆呆地站在那里。
「等一等」
我叫她别走,\r然后穿过旁边来往的人群试图接近她。
不过,她忽然抬起低下的头\r就往反方向跑去了。
「哎?」
我只看见她那一瞬间有着一副悲伤的表情。总觉得,她的双眼有点湿润。
「等,等一下啊!」
她不听我的劝阻,跑掉了。
「等我一下啊…」
已经不行了吗?我,做了无法弥补的错事吗?
没那回事!
去追吧。必须追上她给她道歉。
「我还想…再看呢…」
「是呢…」
明明已经到了制造银丝的尾声,\r但是我们两人来这里的频率反而有增无减。
我们带着微小的希望,\r想象着鲜花的盛开而来到了这里。
不过今天,河边依然是一片草绿,甚至让人觉得厌烦,\r那里没有其他别的颜色。
「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我,一直在想…」
向我搭话的菖蒲,没有看着我的眼睛,\r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片葱绿。
「有没有谁,能够代替…」
话到此就中断了。不过,仅仅是那样我就已经能够理解了。
…菖蒲所想要说的事。那果然是,能够考虑一下的事吧。
「算了,我还是太放肆了」
终于,沉重地开口的菖蒲,\r那样说完后便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间,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r清风拂过碧草,沙沙作响,响彻云霄。
「呐…菖蒲」
我打破了沉默,\r菖蒲默然地把脸转向我。
「或许我也说过了,\r 我跟你们,是没有差别的」
「………」
「我是,偶然出生在这样的血统下\r 而你是作为村民的孩子出生的」
「………」
「这是运气啊,运气。只是运气而已。\r 然后,那运气没有好坏」
…我一边说着,\r一边连自己是在对谁说话都分不清楚了。
「我们丝毫没有差别呢。在这片土地生长,_mono
 最终变成这片土地的尘土」
「这都是一样的…所以,性命的轻重也毫无差别」
菖蒲一直沉默地听着我说话。
「无论是谁…无论他是什么身份,\r 无论是男还是女,无论是孩子还是老爷,那些都毫无关系…」
…我想说的就只是这些。\r我也不知道自己说明白了没有。
我的话一说完,\r菖蒲就走近绿意中蹲了下来。
「就算如此…」
菖蒲自己像是不知道在对谁说话一样,\r低声细语着。
「…什么?」
「没事…果然,或许我是笨蛋呢…」
菖蒲如同催促着尚未开花的花蕾似的,\r用手指戳着它们。
「就算不用大井迹大人也…我总是想着那样的事呢」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r那一天,菖蒲的背影依旧。
…那一天,河边的风景依旧。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喫茶店外
在入店之前,\r我从外面瞅了瞅里面,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做。
我从偌大的窗口往里面瞅。\r店里面,确认了有店主在。
她今天,也没有出去吧。
昨天我在商店街遇到的她,\r明显是在逃避着我。
恐怕这几天,她的样子会那么奇怪,\r这也肯定是我的原因吧。
要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r我会老实道歉的。
不过,如果她采用那种态度对待我的话,\r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为了弄清楚为什么她会那样对我,\r我有必要跟她见一见面。
;おかしいな、ここに戻ってると思ったのに。
;もしかして部屋に閉じこもってるのかも。
;マスターに話しを聞こうと店に足を踏み入れる。
当啷当啷…
我下决心打开入口的门。\r走进了这静得出奇的咖啡店。
「欢迎光临」
店里传来店主沉稳的声音。
「你好。…她在吗?」
我战战兢兢地问道。
店主摇了摇头。
「是吗…」
我叹着气那样说,\r然后走到平时柜台处附近的桌子边坐下。
「照旧的菜吗?」
「嗯,麻烦了」
空闲的店里,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客人,\r沉重的空气中漂浮着宁静的音乐。
「今天她一步都没踏出房门」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挺消沉呢」
「………」
「嘛,那种状态让她出门也很麻烦呢」
「…那个」
昨天,那之后她怎么了?回到这里之后,她的表情是怎样的呢。
;あれから彼女はどうしているのだろう。
;今、どんな気持ちでいるのだろうか。
;…また、胸が痛んだ。
「虽然我不打算插手…\r 不过看来她是在逃避着你呢」
「呃,是呢…」
果然被发现了吗。\r她也表现得明显呢。
「…从你来到这里之后,\r 我也觉得菖蒲开朗了许多…」
店主说,她本来是个\r苦于交际的孩子。
她隐瞒着自己口齿不灵活这个事实,\r除了自己信赖的人以外,都不许别人接近。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三井君你」
「不,我也没做什么…」
「最近菖蒲的样子的确很奇怪。\r 不过…正因如此,我才要感谢三井君你」
「哎?」
「与人打交道的话,会出现各种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到现在为止都没试过那样」
「………」
「虽然我是菖蒲的父亲,\r 不过我也希望菖蒲能够自在地活着」
「所以,我希望她能有能够克服\r 这种困难的坚强」
「………」
「毕竟与人打交道不可能尽是好事的,\r 我觉得这是她认清这点的好机会」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r店主表面看似很放任她,不过却是看得很紧呢…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跟菖蒲来往的。 是对她有好意呢,还是只是朋友的关系呢…」
「我…」
虽然现在对店主说出自己的心情也无计可施。不过我还是想说。
我并非抱着玩玩的心态,留在她身边的,我想这样说。
我,对她…
「啊,不用回答了。那本身就不是什么问题呢」
像是想止住我的话似的,\r店主那样说着,笑了笑。
「不过,我有一件事拜托你」
「拜托我…吗?」
「我希望你跟她别划分界线」
「…界线?」
「没错,是界线。 使我们看起来不同的并不是距离,而是我们在各自的心中划了一条界线」
「………」
那句话触及我的心灵。那是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菖蒲的人所说的,温暖而又严厉的话语。
;俺は、やっぱり馬鹿だな……
;彼女のことを理解したつもりで、なにもわかっちゃいなかった。
;ずっと心のどこかで特別扱いしていたんだ。
;恐らくあやめちゃんは、そんな俺の心を見抜いていたに違いない。
;なのに、そんな俺に笑いかけて……
;一緒にいてくれたのに……
;「マスター俺」
;開きかけた俺の口をマスターが止める。
;「三井君…今は、あいつのところに
; 娘のところに行ってやってくれないか?」
;胸に染みるような笑顔。
;答えると同時に俺は店を飛び出す。
;きっと、きっと彼女はあそこにいる。
;ただひたすらに前へ向かって、俺は走った。
;あの場所を目指して。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穿过公园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钟,已经是过了晚上9点半了。
…爸爸在担心我吧…
这么迟才回去,\r恐怕这还是第一次吧。
途中熄灭了的街灯,让我感到不安。
夜晚的街道会如此孤独寂寞,我还是现在才知道。
万籁俱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着,\r然后总觉得脚步声在不断变大。
接着,我甚至觉得我的脚步声\r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身体,让我动弹不得。
…真讨厌。
总觉得被谁看着似的。
总觉得被谁追赶着似的。
…我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脚步。
夜晚的公园,万籁俱静。
散缀在街边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r酝酿出寂寞的气氛。
仰头一看,一轮明月高挂天际,\r更增添了一层恐怖的感觉。
在这寂静之中,只有我的脚步声回响着,令人毛骨悚然。
咯噔咯噔的脚步声,震动着我的耳膜。
…跑着走吧。也差不多穿过这公园了。\r而且爸爸也一定很担心我。
我那样想着,在我准备跑的时候。
噶休——
我的肩膀被人从背后抓住了。非常用力地把我压制住。
哎?
我用发不出声的声音尖叫了一下。
同时回过头来。
我的身后,一个我没见过的男人在笑着。那是面目狰狞的笑容。
…然后,\r那个男人硬把我往草丛深处那边拉去。
什么?他想干什么!
他想对我干什么,\r这不用想都知道。
不过,我拼死地抵抗着。\r我两只手拼命地挣扎着想要解开束缚。
『喂,省省吧!』
他啪地一下打了我一个耳光,\r我顺势倒在了草丛中。
『之前在路上见到你的时候,\r 还真不知道你不会说话呢』
拜托了。救救我。救救我。
我拼命地想要躲开压上来的男人。\r不过,果然我的腕力不足以抵抗。
『啊拉,不会说话的话就连呼叫救命都做不到呢!』
他那样说着把手放在我的衣服上。\r然后用力地扯开。
『省点力呆着吧!』
我把身体缩成一团,遮住被脱掉的地方。
那男的,用劲把我死死按住。
…拜托了。别对我那么残酷。
…拜托了。快点来救救我。
…拜托了…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真迟呢」
我快步走在人迹罕见的夜街上。手腕上的手表告诉我已经过了晚上9点半。
我昨晚被朋友叫了出来,\r去了趟大学。
尽管依然很担心菖蒲,\r不过心情变好了这是肯定的。
「…抄近路吧」
我走向碰巧路过的公园入口。
虽然是近路,\r不过四处的街灯都灭了,昏昏暗暗的很成问题…
嘛,尽管对那些情侣来讲是个好事,\r不过情侣太多对我却是个问题呢。
我在中途的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罐咖啡,\r然后继续走着。
…接着。
「嗯?」
我看见对面有人影。
看起来是两个人。
「什么啊,在这种时间里调情」
;花畑に続く公園。
;急いでいた俺は足を止める。
;こんな時間に、カップルか?
;街灯の届かない茂みの向こうに、二人組みがいる。
;気にしている場合じゃない。
;だけど、どこか様子がおかしいな。
;どうも相手の女が嫌がっている。
;我ながら悪趣味だと思いつつそっと近づいた。
;のぞきこんだ視界のすみに、なにかが飛び込む。
;"■无视他们",*y4_37
;"■无视他们",*y4_37,
;"■去看看他们",*y4_38
#text_off
「嘛,随便他们怎么做算了」
虽然我有点在意,不过别人在打情骂俏\r我插手进去也肯定很无聊。
所以我就随意决定了,\r无视他们走去。
;早く帰ってシャワーでも浴びたいところだった。
;急いであやめちゃんのところへ向かわないと。
『好痛!』
我用不成声的声音叫着。
衣服也被扯破了,\r也已经没力气去遮住了。
…什么?\r…现在…他在对我干什么…
这是就算不问自己也知道的。\r我只能忍受下半身传来的刺痛…
『住,住手…』
我只能,一张一合地开着口…\r我只能,任由身体摇晃…
我被伸到我脖子的粗壮手腕\r大力地按着。
…已经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能出声这还真是方便我呢」
在渐渐消失的意识中,\r我在耳边听到了那样的声音。
…模糊地映入我眼帘的是,\r…狰狞的笑容…
;あの日、俺はあやめちゃんを見つけ出すことが出来なかった。
「今天也很热呢」
在灼热的坡道上,\r隐约看到腾起的热气。
然后对面能够看见一间雅致的建筑。
「…嗯?什么?」
不知为何,在我眼前有一张写着\r今天临时休息的纸沉闷地贴在门上…
「…怎么回事?」
…那之后我又去了几次。\r但是今天临时休息的纸一直贴在上面。
…然后。
不知不觉中那家咖啡馆倒闭了,\r我也离开了那个城镇。
那一天,我在暑夏跟没有开放的菖蒲花相遇。那一天,菖蒲花不再开放。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大井迹大人…」
「………」
「你还醒着吗?」
「…嗯」
;炭焼小屋内夜
…格外静谧的夜晚。
满月的月光丝丝地洒进这间小屋里。
在我旁边躺着的菖蒲,\r向着辗转不眠的我说起话来。
「月亮真美丽呢」
菖蒲透过格子窗,看着那模糊的月影,\r轻声地说道。
「嗯,月亮很美丽呢…」
「嗯,真是个美丽的满月呢」
然后我们走出小屋,\r仰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
…美丽的满月。
那也示意着我的生命的期限。
明天晚上,我就要献出自己的生命,\r现在这风景再也看不到了。
「呐,大井迹大人」
「嗯?」
「能不能听一下…我的愿望?」
「………」
「只是一个,真的只是一个愿望就够了」
「………」
…我隐隐约约明白到了。那恐怕是我所祈愿的一样的吧…
「…拜托了。大井迹大人」
「………」
菖蒲沐浴在月色之中,\r脸上浮现出认真的表情。
「请你,娶我吧」
「…菖蒲」
「虽然我一贫如洗,不过…」
「…………」
「请你…娶我…」
「不行,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没错。\r她是想让不能活过明晚的我做些什么…
「…嗯,我知道」
「那么为什么!?」
「我认为人都有一死」
「不过,我是明天就要死了哟?」
「…我知道」
「知道的话为什么…」
「有那一点时间就足够了」
「…足够?」
「是的,比起就这样终生不嫁,\r 我更想做一晚大井迹大人的妻子…」
#text_off
…这对话之前我们也曾经说过。
她那坚定的眼神曾经告诉过我她的想法…
终于,在她冷静下来,\r能够走动的时候。
我抱着她的肩膀,\r往我的家走去。
就这样送她回她家也可以,\r不过,比起她家,我家更接近公园。
而且,她也很在意自己衣服上的污垢。我想让她在光亮一点的地方休憩一下,让她喝喝饮料。
当然那些都是方便的借口而已,\r我只是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而已。
说我自私也无所谓。
我想成为她的力量。
「菖蒲,我的家比较近,\r 去我家休息一下再回去吧…?」
她露出稍微惊讶的表情,\r不过还是轻轻地点头答应了。
…然后在大约走了十分钟后,\r我第一次把她带到自己的家里。
「有点凌乱呢」
我牵着她的手带她走进我的家。
「嘛,在这里随便坐坐吧」
我那样一说,她就显得有些紧张,\r不过还是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正中间。
「咖啡很快就会冲好的」
我准备往厨房那里走去,\r不过她忽然站起来抓住了我的手。
「呃…怎么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她一脸愁绪地看着房间的某个地方。\r那里有一台刚安装不久的电话。
「啊,那样啊。也对呢」
我还真是粗心大意呢。\r早就先应该跟她家里联络了吧。
虽然这么说,我也只能打个电话过去了。
我拿起话筒,让她拨号。
在几声嘟声之后,\r话筒那边传来耳熟而且沉稳的声音。
『你好,这里是筱崎家…』
从店主的声音听得出他有点担心。是因为菖蒲很迟都没有回去而担心吧。
「喂?是我啊,三井啊…嗯,是的…」
我三言两语地,把我和菖蒲在一起,\r以及迟点会送她回去这事告诉了他。
我告诉他是我硬要她来我家,留得这么晚的,\r不过我心里还担心着会不会暴露真相。
『那样啊…我知道了。那么,菖蒲就拜托你了』
店主像是隐约感觉到发生过什么事,\r不过还是没有过问我什么,把电话挂断了。
菖蒲担心地看着我,\r我点了点头轻轻地对她一笑。
「真是个好父亲呢」
我一边放好话筒一边那样说道,\r她一脸悲伤,不过还是一个劲地点头。
…正因为是个好父亲,\r所以她才会觉得让父亲担心很愧疚吧。
我一边想着自己说了些多余的话,一边走进了厨房,\r把水壶放在瓦斯炉上点着火。
在橱柜里拿出两只马克杯,\r准备好速溶咖啡。
「这里的咖啡跟店里的相比差很多呢」
我一边那样说着,\r一边拿着冒着白雾的两只马克杯回到了房间里。
我把一杯递给闲站着的她后,\r在床上坐了下来。
她是第一次进入男孩子的房间的吧,\r所以才好奇地四处看着。
「很乱吧?\r 不过应该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每周都买的漫画杂志,大学的教科书,\r以及几张CD散乱地放着。
桌子上放着电脑,\r还有一个空的咖啡罐。
她环视过房间几次后,\r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马克杯贴到嘴边。
「别把这些跟店主冲的咖啡比哟?」
她听了我的话后摇了摇头。
然后嘴角轻轻上扬。
我并没有看漏她那动作。
「…终于笑出来了」
我那样说着也笑了笑。很久没见过了,她的笑容。
当我看到她的笑容那瞬间,我心中有着万般的感觉。
…不过,那样就够了。\r现在她对我笑着,仅仅是那样就够了。
「呐,今天你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我估计她已经冷静下来了,于是便向她搭话。
我在那个自动售货机看钟表的时候,\r是夜晚9点半左右。
这时间又不是逛公园的时间,\r我很在意她去了哪里而且那么迟才回来。
特别是最近,我们两人完全都没有见过面,\r所以我想了解她到底怎么了,到底在想着什么。
然后,她把白板放在桌子上,\r接着就东张西望。
「…啊,没有笔吗?」
她点了点头。
糟了。
我捡回了白板,不过却没有注意到笔。
我那时随便往地上看了一下,\r但没有发现她常用的万能笔。
「…那么,这样吧」
我把桌子上的记事本跟活心铅笔交给她。
「哎?你那时一直在想着东西?」
我代她说出话来,\r看来她今天是一直都在那个她喜欢的地方看着花。
然后,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r于是她就穿过公园走近路吧。
「…你在想什么心事吗…」
类似的事肯定会有的。
这两三天她都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回避我的理由,恐怕也在其中吧。
「…嘛,也罢。 人人都有想独自呆着的时候」
我本来是想适当地说些话敷衍过去的。
本来是打算只是假装平静,然后自然地改变话题的。
不过…
『对不起』
她手中的记事本上\r写着那句话。
「对不起…?」
她为什么要道歉…?\r不过那之后,
『我把至今发生过的事全部告诉你』
她继续那样写着。
于是,我终于知道她的意思了。
她说的对不起,\r一定是对我的忏悔吧。
果然,回避我是有原因的。
她终于肯对我敞开心扉了。
「…你能告诉我吗?」
我觉得那原因若是有苦衷的话,硬要问出来她也很可怜。\r不过,不管是怎样的理由,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r然后在记事本上用细小的字体开始写着。
…………
「是那样啊…」
…在她全盘托出之后。
她在桌子上滴答滴答地掉着眼泪。
她说医生让她要重新认识自己的内心,\r她不知不觉地就依赖了别人。
她说,让别人纵容自己,\r就等同放弃让自己变得坚强的机会。
她告诉我那个心理医生是那样说的。
她告诉我,她要再次开口说话的话,\r就必须自己治愈小时候受过伤的心灵。
或许那医生说的并非完全错误。\r不,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他说的是正确的吧。
…不过。\r她为此却饱受苦恼折磨。
「…那个」
我把杯底剩下的咖啡喝光之后,\r跟她面对着面。
「我之前说过要你跟我约好的吧。 约好『绝对想要再次说话』」
那是我说出来的约定。
她点了点头。
…或许…
或许那约定成为了她的负担了。
我咬着嘴唇,继续说下去。
「那个约定呢…我现在给你取消掉」
她眨了一下眼,一脸悲伤地歪着脑袋。
她是想问为什么吧。
「菖蒲你想要再次说话的话,\r 我无论如何都想帮助你」
「不过…不过如果那是无可奈何而又让人痛苦的话,\r 我觉得就这样也无所谓」
店主说过的话…\r现在,我终于明白到那话的意思了。
(我希望你跟她别划分界线)
…没关系的。能不能说话都没关系的。
「就现在而言,就算不会说话的菖蒲\r 仍旧还是菖蒲啊,这并没有改变啊」
不在意那事的话,\r我跟她之间从一开始就没有间隔了。
她想说话的愿望。
那当然是很重要的。
但是,为此必须要失去过多东西的话,\r就肯定没必要拒绝我的提议了。
「就这样什么都不改变,\r 我也会一直在菖蒲你的身边陪伴你的」
不过,我说完之后,\r她果然还是带着一脸悲伤低视着记事本。
「你问我为什么对你那么关心?」
觉得自己被关心,这种想法\r真像是她的想法呢。
…不过,我到底应该怎样回答呢?
有我在的话,心理医生的治疗也\r变得那样无力…
如果她没有和我相遇的话,\r或许能够平静地度过每一天。
结果我还是,\r只是在给她增添痛苦吗…?
「…那是因为…」
;"■你是我重要的朋友",*y4_40,
;"■我喜欢你",*y4_41
#text_off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我不再胡思乱想。
丝毫不需掩饰,我只是想对她说出我的真心话。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我觉得也无所谓…」
「哎…什么?」
「我已经不想继续等待那不知道\r 会不会开放的花了」
「你是说…河边的那些菖蒲花?」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r不过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无论什么样的感情我都能很好地表达出来。
一定…是那样。\r是月亮的微光洗涤了我脑海中的邪念吧…
「我…自己并没有满足于平常的日子」
「平常的日子…吗?」
「嗯」
我想起了过去虚度光阴的日子。
虽然在那些日子里我从未经历过痛苦和困难,\r但那些绝对不是充满灿烂回忆的日子。
「我一直想要终结这种日子…不过,虽然我死都渴望结束它\r 但也并非到了完全绝望的地步,而且我也没那胆量…」
「这种时候就出现了旱灾…然后,就有了银丝这故事…」
我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菖蒲,她就像是在听着故事似的\r静静地倾听着我的诉说。
「所以,如果能够断绝我这血脉…以及这悲惨的传说的话\r 我觉得那样也好」
「那样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很好地解决,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呢…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呃,叫什么呢?」
「…这叫功成名就」
「嘛…哈哈…」
我们贴着对方的脸,\r一起快乐地笑着。
「…不过,这样的话,\r 或许就能够在我无聊的人生中增添一份色彩呢」
我笑了一笑,继续静静地诉说着。
「那样的话我就死而无憾了…」
菖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r暗淡地把眼光转向一边。
「我…」
然后再一次,\r用动摇的眼神看着我。
「我成为了你的负担吗?」
「菖蒲…」
「我是否…做出了什么\r 阻止你下决心的事吗…?」
在那个地方遇见菖蒲,\r这对我来说的确是意料之外的。
不过。我已经毫无遗憾了。
「那是你的误会」
我再一次,\r认真地看着菖蒲的眼睛说道。
「…你也是一朵花呢」
「我是…花?」
「嗯…如果那时候没有和你相遇的话,\r 我就只会把对世间的忧郁藏于心中,孤独而终吧」
「不过,我最后还是能够遇到你」
「你就是我人生中盛开的花朵。\r 是一朵虚幻而又美丽,点缀着我人生的花朵」
「我已经无所畏惧了。心情也轻松愉快了」
「全部都是,托你的福啊」
…然后菖蒲她,\r泪眼汪汪,不断地掉着眼泪。
「大井迹大人…\r 你那样说太夸奖我了…」
我用不输给月亮那份温柔夜光的力度,\r轻轻地把菖蒲抱在我胸前。
「我很感谢你,菖蒲。还有…」
「还有…?」
…只是一句话…
…只为了对一个人说出这一句话…
『…我爱你…』
我是为了对她说出这句话才活到至今…\r我心里是那样想的。
深深的羁绊是,仅有一夜的黄梁之梦。
那一夜,我相信那不是虚幻的梦境…\r那一天,我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说的话…
在炎热的太阳照射之下,\r我嗅到了熟悉的河水味道。
…夏天还没有要完结的迹象。
当啷当啷…
#text_off
一打开门,\r凉爽的冷气就迎面而来。
『欢迎光临』
然后,映入我眼帘的第一件东西。
就是写在白板上的可爱文字,\r以及她那灿烂的笑容。
「哟,今天也很热呢」
我有气无力地那样说着,\r她就对我笑了笑。
…或许,幸福这种东西,\r就是由这种小小的充实感积累而成的。
然后我像平时一样吃完午餐,\r喝着冰咖啡润喉咙的时候。
「那么,我先去吃个饭,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店主那样说完后就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刚才他那番话应该是对我说的吧。
菖蒲在我旁边读着书。
那是我以前在书店里买的手语书。今天,我把这本书带来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想让她真正地教我手语。
虽然我口头上说不在意,\r不过老实说如果用白板对话也确实有点费时间。
如果我能够稍微理解手语的话,\r就一定能够加快我们之间会话的速度吧。
而且,那提议也是\r由她提出来的。
「那么,你觉得那本书怎样? 作为一本初学者用的书,那本书好吗?」
至今为止联系着我跟手语的唯一的东西。\r就是这本『轻松学手语』的实用书。
我让她帮我看看\r这本书是否可以作为手语的教材。
;一通りの使い方は覚えたのだが
;彼女とのやりとりに事足りるのかどうかを見てもらっている。
她一边看着书,一边不时地做着手势,\r对照着自己平时用的手语。
然后,她得出自己认为正确的答案之后,\r就翻到下一页。
最后,当她大概看完一遍后,\r她用手指摆出OK的手势。
太好了。看来我花的980日元并没有白花。
「哎?如果只是像打招呼那种基本程度的话看这本书就足够了?」
打招呼确实是很重要的,\r不过也不是能在实际的会话中不断重复用到的。
;「そうだな。じゃあこの本に載ってない、
; もうちょっと高度なところから教えてもらおうかな」
「是呢。那么菖蒲你教教我\r 对你来说这本书中尚未教到的难度吧」
听了我那样说,\r菖蒲用平时那开朗的笑容点着头。
「…知道了,大井迹大人」
「那么,明天来这里就可以了吧?」
「嗯,明天来这里拿吧」
我告诉久世家的仆人,\r让他明天来这里拿今晚就能完成的银丝。
「不过,大井迹大人?」
「怎么了」
「大井迹大人你,自己直接带过去怎么样?」
「…………」
「领主大人也一定很想见到大井迹大人您的…」
「…的确是那样呢」
…哈哈,仆人说的是最好的呢。
不过,因为他不知道实情所以也没有办法吧…\r嘛,就算我想亲自拿过去,不过那时候我也死了,所以是不可能的。
…然后要是我还活着的话,银丝也无法完成。
「大井迹大人,您怎么了?」
「…不,没什么」
「?」
「那么,还是你明天早上来这里拿吧」
「明白了」
「这个人一定能够帮我送到领主大人那里去的吧…」
我那样说着,\r菖蒲在我的身后出现了。
「…这位是?」
「我叫菖蒲」
「哦,是菖蒲小姐吗…第一次见面呢」
「嗯,她是我的妻子」
「什,什么!」
那仆人立刻惊声大叫。\r呵呵,不用那么吃惊也可以的吧…
「比起这事,\r 你还是快点回去吧,领主大人一定在着急地等待着你呢」
「是,是的,确实是…」
我让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仆人回去后,\r这里又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刚才我很高兴…」
「怎么了,突然那么高兴?」
「因为你说我是你的妻子…」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那不是当然的吗」
「呵呵,是那样呢」
那样说着,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笑着,\r仰望着天空,白云空卷逝悠悠。
嘶嘶…
在现在已经很罕见的木制电线杆上,\r伏着一只蝉,不断鸣叫着。
明明菖蒲时隔那么久,现在仍旧继续去了参加俱乐部活动,\r我身为大学生却去游戏厅消磨时间。
明明蝉都在为活下去而拼命地鸣叫着,\r我却在书店看漫画杂志消磨时间。
…或许,我在过着比我自己想象中还\r散漫无聊的日子。
「哟」
我和在咖啡店门前打扫卫生的她\r打了一声招呼。
当啷当啷…
然后,我像平时一样吃着饭,\r在我旁边埋头看着杂志的菖蒲拍了拍我的肩膀。
「嗯?」
看来是这个城镇的城市杂志,\r她指着其中的一篇报道。
上面贴着很大的照片,组成一篇很大很抢眼的特辑。
那是我很眼熟的地方。也是我去过几次的地方。
「很大的一个特辑呢」
照片上是她所喜欢的那个地方。
我往她那边探头一看。\r照片上是从公园里看到的花圃的一个侧面。
她现在正在认真地读着那个\r她曾去过很多次的地方的有关报道。
…看来她挺喜欢那里呢。
「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
听了我无意间说出的话,\r她顿时眉开眼笑。
然后,使劲地点着头,\r用最灿烂的笑容对我笑着。
「哎?你说你要准备便当?\r 哈哈,那我倒是很期待呢。加上肉馅洋白菜卷吧」
听了我的话,菖蒲急忙写着。
「你说我对小事情特别的念念不忘?抱歉抱歉」
菖蒲鼓起两腮,
淘气地笑了笑。
「好吧,那么我们后天去吧」
「呐,大井迹大人」
「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再次去一下那个地方吧?」
「…那个地方?」
「是的。那个老地方。\r 我想看看是不是已经开花了」
…原来如此。是指那里吗。那河边不知为何只是今年没有开花。
「呐,我们去吧!\r 或许已经开花了也说不定哟」
看着像是如释重负而开朗地笑着的菖蒲,\r我也像是被感染了似的,开朗地回答。
「好吧,那么我们一起去吧」
「好的!」
#text_off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おまけ3 雪希ちゃん海へ行くの巻■
;☆雪希さん 夏服
;▲=雪希さんセリフ
;_冒頭 部屋 夜_
#textbox waku,name
雪 希「喂,哥哥」
吃完晚饭后,\r我像往常一样呆在起居室里。
雪 希「今天的晚饭好吃吗?」
健 二「啊,当然啦」
雪 希「嘿嘿,谢谢」
健 二「你做的饭果然是最最好吃了」
雪 希「嗯,随便你夸奖了」
尽管说着这些每天重复着的对话,\r雪希今天却比平时显得更加高兴。
;□情景.心情
雪 希「~哼哼」
…呃,今天是怎么了?\r平时雪希完全没有那么快活过的说。
健 二「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雪 希「诶?」
健 二「没什么,只不过看你挺高兴的样子」
雪 希「啊,哈哈…被看穿了?」
…话说你一个人在那「~哼哼」地美着,\r没有注意到才怪呢。
健 二「说吧,有什么事?」
雪 希「嗯,这个…」
雪 希「实际上我今天买泳衣了」
健 二「泳衣?」
雪 希「嗯」
雪希微笑着说着。
回想起来,\r过去还从没有和雪希一起游过泳呢…
雪 希「怎么样,哥哥」
雪 希「求你啦…」
健 二「啊,什么事啊?」
雪 希「嘿嘿,那个…」
#text_off
;__小タイトル
;☆SE波音
;☆場所 海昼
雪 希「哇~好棒的天气呢~」
健 二「啊,感觉夏天真的到了」
;□情景.心情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海边。\r当然,我不讨厌雪希的这个提议。
相反,夏天果然还是来海边最棒。
太阳高高地照着,海浪声在周围回响着。\r偶尔会有凉爽的海风吹过。
喀~果然是大海啊! 总能让人心情莫名地舒畅。
于是我可爱的妹妹穿着新泳衣\r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愧是我妹妹。\r白色的泳衣穿身上显得正点极了。
健 二「那个,你」
雪 希「什么事?」
健 二「(盯着看)~…」
雪 希「诶?」
(还是那么小呢…)
雪 希「哈?」
健 二「(盯着看)~…」
(不,不过那里还是那么诱人呢…)
雪 希「哥—哥,别老死盯着看了啦」
健 二「啊,哦,没事,没什么事~」
雪 希「这样人家很害羞的…」
;□情景.心情
雪希满脸通红着,\r偶尔装作不在意地遮挡着胸部…
呀不妙不妙啊,被她发现了。\r话说我一到了海边就变大胆了呢。
健 二「那个,雪希…」
雪 希「有何贵干?」
健 二「怎么还带了救生圈?」
雪 希「啊,这个…」
健 二「什么嘛,原来是个不会游的废物啊」
雪 希「没、没有啦…」
已经不是小孩子的年龄了,\r带着救生圈很引人注目…
嘛,虽然我这么说着,\r却感觉说中了似的莫名地笑了起来。
雪 希「哼…」
呼呼呼,还是老样子那么可爱……\r就算不会游泳,也不至于焦急成那样啊。
健 二「果然游泳很难啊」
雪 希「嗯,啊,那个…」
健 二「啊哈哈,不用说了,知道了,知道了…」
健 二「那,我们到海里玩吧…」
雪 希「啊,嗯」
#text_off
;☆一枚絵 海で遊ぶ雪希さん
  「喂喂,」
;□情景.心情
波光粼粼的海水中,雪希很兴奋的样子。\r我也不输给她似的在后面追着。
说起来我妹妹可真是天真呢~。\r嘛,所以才可爱嘛。
所以正如说的那样,总是没大没小的。\r到了海边,不袭击我她就难受!
我也赶快加入了战斗。
健 二「我可要泼了哦~」
雪 希「呀」
正当我刚刚掬起脚下的海水要泼出去时,\r雪希再次嬉皮笑脸地攻击了我。
…呼呼,干的不错嘛,我的妹妹~。\r竟看破了我的行动了。
健 二「别跑啊,雪希~」
我边说着,边挥动着我的手。\r觉悟吧,必杀连续攻击!
雪 希「啊~」
浪花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r和雪希身上被淋的水滴一样闪烁着。
怎么样,很爽吗?\r我开始越来越带劲了。
健 二「好,接下来去砸西瓜吧!」
终于该轮到玩这个了。\r呼呼,果然夏天在沙滩上不玩这个不过瘾啊。
雪 希「诶~,可是没有西瓜啊?」
健 二「呃,也是啊」
雪 希「唉,哥哥~真是的」
;□情景.心情
雪希沐浴着阳光,露出可爱的表情来。
…嘛,也好。\r能看到雪希这么开心就挺好的了。
明明在海水的波浪中靠着救生圈,\r看着她笑嘻嘻的样子我却有种莫名的放心。
…多么和谐的场景啊。
尽管忘带西瓜很遗憾,\r但偶尔在沙滩上打上个盹也很好嘛…
健 二「…真好呢」
;雪 希「うん、お兄ちゃん?」
雪 希「?」
健 二「啊,没事,没什么」
嗯。是啊…
尽管从很小就天天生活在一起,\r但能够和雪希一起自然地开心的时候并不多…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到哪里…\r都希望一直有机会能够这样。
健 二「呐,雪希…」
雪 希「什么事?」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
雪 希「诶?」
#text_off
;■_____ボツ候補↑________
………
;☆夕方くらい 海
雪 希「今天玩得真高兴」
健 二「啊嗯」
雪希在旁边满足地说着,\r我们两个人一起遥望着夕阳。
海水被染作橘黄色\r太阳慢慢地沉入海中。
不知看过多少次的无法表述的美景。\r哪怕仅仅是看到这个景色,也会觉得来海边很值。
实际上,我今天一开始就很开心。\r和雪希一起过来这是肯定的。
;□情景.心情
健 二「差不多…回家吧?」
雪 希「嗯」
;□情景.心情
橘黄色的波光下,\r与大海染作同色的雪希轻轻地点头。
静静的波浪声,\r以及令人心悦的海风。
以及甩着没有完全干掉的头发的雪希…
雪 希「呐,哥哥…」
健 二「嗯?」
雪 希「明年还来吗?」
健 二「啊,是呢…」
健 二「下次我们带西瓜来好不?」
雪 希「嗯,好期待啊~」
;□情景.心情
听着我说的话,\r雪希露出略微吃惊的表情。
…到海边来真好啊。
健 二「然后呢…」
健 二「我也很期待你的新泳衣哦」
雪 希「诶?」
健 二「想想看,下一次肯定穿得更大胆呢,很期待哦?」
雪 希「呃…这…」
雪 希「嗯,随便你夸奖了」
#text_off
夜晚的溪水静静地流淌着,\r流动的水面中月亮不停摇晃着。
于是那家伙走到河边捧起水来,\r轻轻地把嘴靠近了水。
「好冷…」
「啊,这一带即使在夏天也会有些冷的」
于是我便和她一样来到河边,\r一起喝起了溪水。
「怎么样,好喝吗?」
「…嗯」
…在溪水清脆的拍打声中,\r我们并排地让溪水没过了双脚。
并非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r只是静静地聆听着水的声音。
溪水的凉爽令人心旷神怡。\r数不清的萤火虫缓缓摇晃着。
「…这是什么?」
「啊?」
时隐时现的光点。\r她指着在停指尖上的光点问着。
「很明显,是萤火虫啊」
「萤火虫?」
这样说着,她对着停在指尖上的萤火虫\r目不转睛地观察着。
「………」
「什么嘛,这玩意难道很新鲜?」
「…嗯」
切,奇怪的家伙。\r那种东西完全没啥可新鲜的…
然后,当她观察过一段时间后
…两手紧紧地握住了它…
…刹那间,细小的光点在黑暗中溶解了,\r只留下了虫子死亡后的残骸。
「…诶?」
「不用诶啦」
「…消失了?」
「你不是把它弄死了嘛」
「…不会再发光了吗?」
「死了就不能发光了」
「…诶?…诶?」
…这家伙怎么回事?连萤火虫都不知道吗?
她看着手上虫子的残骸,\r露出好奇的表情。
「喂,你…」
「…?」
说着,我抓住了交错飞舞的光点中的一颗,\r拿到了她面前。
「看好了哦」
「…嗯?」
指尖上的萤火虫并没有逃跑,\r只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地发着淡淡的光。
于是我把停在指尖上面小小的虫子…
…紧紧地握碎了。
…萤火虫毫无抵抗地碎掉了。方才还发着光的小点刹那间消失在了黑暗里。
「怎么样?」
「………」
「死了就不再发光了?」
「……嗯」
…月光照射着岸边。\r四周飞舞着无数的光点。
于是,她把两手再一次轻轻地伸开,\r又有几个淡淡的小光点停在那上面。
「快看…」
「什么?」
「在发光哦」
「那又怎样?」
「…所以活着哦」
「…?」
「不发光的死了吗?」
「…哈?」
「因为发光,所以活着吗?」
「…喂…你到底要说什么?」
夏日,溪水回响着清凉的流淌声。
…那一天,夜晚数不尽的萤火虫飞舞着。\r…那一天,我在山路上邂逅了她。
…从黑暗中回来后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一直以来守在我身边的那个人。\r…不知为何细心关照我的那个人。
「…大概,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了吧…」
…尽管为我去取药了,\r…然而我真的希望他陪在身边。
「…直到现在我还一直活着吗?」
#text_off
夏日,那条小溪上看到的萤火虫真漂亮。
大家都在拼命地发着光。
(死了的话就不行了)
…是吗?
(当然啦)
…嗯。死了就不会发光了吗?
…所以…\r…为了证明自己活着,大家点亮了夜色…
(很合适呢…)
…说着他给我系上了红色的丝。\r…在我的头发上系上了漂亮的红丝。
(…倘若这是银色的话…)
…嗯…是啊…
(…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嗯—……
(无论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哦)
…嗯—,嗯—……
(…果然不知道吗?)
…嗯。
…不知何时…曾告诉我的传言…\r…关于银丝的传言。
…带着略发悲伤的表情对我说着。\r…带着寂寞的表情为我系上了红丝。
…轻轻地触摸着我的头发。\r在那根红丝上轻轻地抚摸着。
(…是你的话,会许什么愿望呢?)
…模糊的光芒投影在手上。\r…红丝在月光的沐浴下散发着光芒。
(…红色的丝是不行的)
…死了的萤火虫就不会发光了。
然而,尽管如此弱小却努力地活着。\r即使是在这令人厌烦的世界,大家也都努力地发着光。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哦))
…我…发过光吗?
((…倘若这个是银色的话))
…我…活过吗?
((…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我…
((…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我……我…
#textbox messagehalf,name
…我 无 论 如 何 都 想 要…
#textbox message,name
…即便不被任何人注意到也好。
…尽管很弱小…却依然发过光…
…就连我也是呢…
…的确…实实在在地活过了…
…我手里拿着草药,终于挣扎着回到了岩洞。受伤的脚由紫色转为黑色,进而完全失去了知觉。
「…喂,药拿来了」
出去时燃烧着的火堆,如今已经完全熄灭了。火堆残骸的对面,那家伙静静地横躺着。
「…有了这些立刻就会好起来」
我打开了袋子,\r取出了用小纸包裹好的草药。
「喂,快吃药」
随后我来到了那家伙的身边,
「…喂?」
那家伙没有回应。只是眼睛闭着,身体一动不动。
「…喂?起来啦?」
我摇晃着她。然而,那家伙依旧没睁开眼睛。
我试着更加猛烈地摇晃她的身体,\r对着她的耳朵呼喊,拍打她白色的脸颊,握她的手…
…然而…闭着的双眼,并没有睁开。
「…什么嘛」
…明明好不容易弄到了草药……明明说好在我回来之前挺住的…
我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没了,\r不由得无法再站起来。
…像严冬的积雪一样白的脸。\r用手摸起来,比积雪更加寒冷。
…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哈哈,弱者已经死了…」
…是啊,不是再平常不过吗?不是我一直告诫自己的话吗?…
「…对。弱者死了」
这家伙绝非强者。\r弹指之间即可倒下,弱小得不能再弱小了。
…这不是我一直以来坚信的教条吗?\r…不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吗?
「…是啊…这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怀抱着那家伙的身体,几滴水滴落了下来。…水滴落到了那个冰冷的脸颊上。
「…弱者就要死掉…明明是这样…」
「…为什么,我却在悲伤…」
…那一天,逢津之山上下起了大雪。…那一天,寒冷而悲伤的雪花从天空飘落。
「抓稳了?」
我背起那家伙,\r自言自语地说着。
为什么后背上感觉不到一点重量呢…为什么没有一丝温暖呢…
被积雪包裹的山路上,\r我拖着受伤的脚走着。
…朝着夏天常去的小溪走去。
那个充斥着整个山的蝉声,刺痛皮肤的阳光。像看透了一切似的月亮,梦幻般的萤火虫的光点。
满天闪烁的星星们,那家伙曾经喜欢的地方。
…一切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那被雪化妆成白色的,令人怀念的小溪,\r今天依然静静地流淌着。
「…到了」
我知道没有人会回答我。却依然这么说着。
「…这里一点都没变呢」
恐怕,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吧。\r这里依然像过去一样杳无人烟。
我轻轻地把她放在了雪上。\r在溪边挖起了坑。
「…就埋在这里吧」
这个小小的坑,\r便是那家伙埋葬的地方。
尽管手指在冷风中活动不便,\r我却毫不在意地继续挖着。
刨开冰冷的积雪,\r用已经失去知觉的双手挖着…
「喂,你…」
一心挖坑的手,\r中途停住了。
「难道不困惑吗…」
「呜,呜……」
…我哭了。原以为已经干涸的泪水,又一次溢出了。
…什么嘛…本想挖个坟墓的…
…你不是连名字都没有吗?
;…哀しい涙が止まらなかった…
…雪越下越大,\r 像是要吞没掉微不足道的我们。
…竭尽全力地,\r 尽管如此渺小却还是竭尽全力地生活过的我们…
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生过似的,\r全部吞没埋葬…
「…菖蒲啊…」
…违背季节规律绽放着的菖蒲。
「喂,快看啊。竟在这个时节开着!」
…不知为何我的面前出现一枝菖蒲…\r 正忍耐着严寒绽放着。
尽管四周完全陷入了白色,\r眼前的菖蒲却焕发着亮丽的颜色绽放着。
「…真好啊。现在还能看到呢」
…就像渺小的我们一样,\r在广阔的雪地上弱小地绽放着。
尽管谁都不会注意到,\r却依然在这个白色的世界中淡淡地绽放着…
…所以……努力地发着光…
…即使如此渺小……却还是努力地活着…
(呐?)
(…嗯)
(从今天起…)
(嗯?)
(就叫我仪助吧…)
(…嗯。知道了)
(那,你今后的名字…)
…冬季,逢津之垰完全被白雪覆盖了…\r…冷风像是要把天空冻结了似的…
 …叫『菖蒲』好吗?…
…那一天,夏日薄紫色的花朵摇晃着…\r…那一天,强烈的阳光刺痛着双眼…
…那一天,我们…确实…实实在在地发过光…
…那一天,我们努力地…尽管非常渺小…\r…却依然努力地活过了…
#textbox messagehalf,name
…在那个耀眼的夏日里…
…这些场面那个白脸的家伙从始至终看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空虚的视线看着我。
「…怎么?」
「………」
「有意见吗?」
「………」
「弱者死了,难道不好吗?」
…对。弱者就要死亡。只有强者才得以存活。…这是我不知多少遍告诫过自己的话了。
眼前萤火虫的光点依然流动着,\r其中几颗停靠在了我的身上。
「切」
我拍掉了身上的萤火虫,\r开始吃抢到的红色的饭团。
「…怎么?」
「………」
…那家伙像往常一样地看着我。\r…用空虚的眼神看着我吃着饭团。
「…想要吗?」
「…嗯」
「那就来抢吧?」
「………」
我同昨晚一样把怀里的饭团放在了脚下,\r抬起了大大的刀身。
「不是想吃吗?」
「……………」
「那就来偷偷看?」
…高高举起的大刀。\r刀锋将月光缓缓地划开。
「…嗯。我知道了」
这家伙稍稍地回答了后,\r又一次毫不犹豫地朝我走来。
「…要砍了?」
我说道。无数萤火虫的光芒中,那个白色的面容轻飘飘地靠近了。
「喂!听懂了吗!?」
「…嗯」
我下意识暴躁地喊着。\r那家伙却还是一成不变地小声回答着。
眼看着她穿越着许许多多的萤火虫的光点,\r朝着我脚下的饭团迈近…
「喂!」\r「…………」
「真的要砍了!!」
「我拿了」
「…可以吃吗?」
…又是这样。
…又没有砍下去。明明只要把刀朝下一挥就能杀死的…
月光下大刀在地面上拖着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正大口吃着饭团的家伙那里。
「…喂」
「…?」
「…知道这是什么吗?」
「………」
「是刚才砍死的那家伙生命的价值」
「…?」
「我说你正在吃的饭团」
「…不太明白呢」
这家伙边拿着被染红的饭团子,\r边用不解的表情看着我。
「不明白的应该是我才对…」
「…?」
为什么没有砍下去?为什么没把她杀了?…弱者就该死亡。所以我才一直活了下来。
那么为什么,她也活了下来呢?这个白脸的家伙凭什么活到现在?
…为什么到现在我也只是眼睁睁地注视着\r 眼前这个抢走我饭团并吃掉的家伙…
「喂…」
「?」
都吃完的时候,我喊了那家伙,\r白色的脸庞面对着我。
;我坐了下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什么都不怕吗?」
「…?」
「还是说…想死吗?」
「………」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晚,逢津之垰的月亮高高地照射着。远处回荡着清凉的水声。
『我不知道…』
…她轻轻地回答着…带着些许的虚幻和悲伤。
…那一夜,处处可见流动的光点。\r…那一夜,无数萤火虫轻轻摇晃着。
;■英訳挿入個所2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r我的身体像往常一样被摇晃着。
「喂…」
「………」
总是哭泣着的同一房间的女人。
不知为何经常和我说话。
「…今天的月亮也很漂亮呢」
「…嗯?」
「瞧,快来看」
「…………」
;★ほたるボイス重複
;☆一枚絵 二人で月を見る。
夜幕降临,当天空彻底被染为深色时。
两个人一起眺望着月亮。
透过昏暗房间里狭小的格子窗的缝隙。
从那里看到的世界,\r只有大大的明月在照耀着。
「…好美啊」
「…嗯」
从格子窗的间隙处看到的月亮,\r以及四周围绕的小小的发光的星星们…
即使是在充斥着黑暗的房间里,\r也同样被月光照亮着。
「…像萤火虫一样呢」
「…?」
「瞧,周围的星星们…」
「嗯?」
说着这个女人指向了夜空。\r月亮周围小小的星星们在闪着光。
毫不逊于月光似的,\r无数个淡淡的点在闪烁着。
「哈哈,实际上我呢」
「名字就叫萤…」
「…萤?」
「嗯,我是在夏天出生的所以就叫萤了」
「…嗯?」
「过去爸爸告诉我的」
…萤?\r这是人名吗?
「我刚刚出生的时候…」
「家门前就有许多萤火虫呢…」
「…………」
「啊哈哈,很简单的理由是不?」
「…………」
她这样说着便笑了起来。
总是哭泣着的女人,\r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絵、月の絵
昏暗的房间以及带有格子的门窗。
大大的月亮和小小的星星们的光亮。
叫做萤的女人,\r以及两个人一起对着大大的月亮眺望…
;■英訳挿入個所2ここまで
嘶,嘶…
薄紫色的天空逐渐变为白色,\r周围充斥着蝉声,刺眼的阳光照射着肌肤。
在这无情地灼烧下,\r尽管只是躺着不动,汗水也喷涌而出。
…那家伙难道一点事都没有吗?\r在这种热得要死的天里还能睡的这么实…
「喂」
「起来啦」
「再不起来就中暑啦」
「…嗯」
这家伙边揉着半闭的睡眼,\r边慢慢地坐起来。
「天热去小溪那避一避」
「………」
我仅说了这一句话便朝着山路走去。
于是那家伙便开始在后面追着我走了起来。
在山路外面可以隐约看到山下流动着的小溪…
于是那家伙,\r望眼欲穿地注视着下面的溪流。
「你也渴了吗?」
「…嗯」
「那赶紧走吧」
「………」
带着一点不安似的表情,\r那家伙暧昧地回应着我。
她把视线的目标移向了自己的右脚。\r…跟腱被切断的右脚。
「切,真拿你没办法…」
;デバッグ用
「…前面欠过你的人情」
「…?」
我在一脸不解的她面前,\r背对着蹲了下来。
「…喂,快点吧」
「??」
「我是说背你啦!」
「………」
「嘿,快上来啊」
「…嗯」
…她略微地点了头,\r把细细的腕子挂在了我的肩上。
「抓稳了吗?」
「…嗯」
为了不从我的背上摔落,\r她把两手紧紧地环抱在了一起。
「…你可真够轻的」
「………」
「完全没感觉出背着的重量」
「…嗯」
我边稳重地下着陡峭的斜面,\r边说着自己的感想。
…我扶着周围的树枝,\r在险崖上朝着下面的小溪走下去。
「手,别松开哦」
「嗯,知道了…」
那家伙紧紧地贴在我后背上。\r透明似的触感柔软的手围抱着我。
「到了…」
「…嗯」
夏日无情的阳光。\r伴随着漫天弥漫着的哭泣似的蝉声。
在这一片嘈杂中,唯有溪水边,\r回荡着令人神清气爽的水流声。
「这里真让人舒服呢」
「嗯…是呢」
说着我朝着溪水飞奔过去。\r灼烫的肌肤在清凉的溪水中舒缓着。
「喂,你也过来啊」
「………」
「很凉很舒服的」
「…嗯」
这家伙于是和我一样,\r就这样走入溪水中。
尽管激流中她的脚偶尔会站不稳,\r但确实显得很快活。
「怎么样,很凉很舒服吧?」
「嗯」
「顺便把衣服和脸也洗了?」
「…嗯」
这家伙在我的催促下,\r开始洗着有些脏了的和服和脸。
不过真是个怪家伙啊…如果是普通的小鬼的话,难道一点不觉得害羞吗…
「…洗完了」
那家伙小声说着,腰以下完全浸在了水中,\r除头发以外几乎全湿透了。
「瞧是不是变漂亮了?」
「嗯」
凉爽的溪水发出潺潺水声。我们穿着湿透了的衣服望着溪中的水流。
在溪水反射出的阳光的映照下,\r她的皮肤显出耀眼的白色。
「…?」
她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
「怎么?」
「…这个」
「…我的后背吗?」
「嗯」
她仔细地盯着我的后背。注意到了那一大片烧伤的痕迹。
「烧伤很新鲜吗?」
「…嗯…很疼吗?」
「倒不是疼啦」
「…那不疼吗?」
「啊嗯…很小的时候留下的…」
我一边这么说着,\r一边就地躺成一个「大」字。
感受着沿着溪边吹来的凉风和蝉的鸣叫。\r偶尔侧脸便看到那家伙也并排躺在我身边。
杂乱的树枝缝隙中漏下几缕阳光,\r时而吹过凉爽的风。
…那一天,夏季的晴空中漂浮着大片的白云。\r…那一天,我与那家伙一起下到了溪边。
『有人染疱了!』
门外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声音回响在直到现在依然破烂不堪,随时可能崩塌的家。\r回响在这个四处飘散着雪花的严冬。
『碰上了就会染上』
我们蜷缩着。\r蜷缩在无法动弹的父母身边。
『赶紧挖坑埋了』
蜂拥闯入的男人们,\r指着父母,对我们大声喊着。
飒飒的寒风中,\r家门前被挖了一个大坑。
那些人把父母沉重的身体,\r朝着坑的方向拖去。
…我无法判断该如何是好\r就这样任凭他们拖拽着父母。
面对那群人们的喝令声,\r我只是在一旁看着。
『快埋』
他们这样喊着,\r终于,母亲被拽到了坑里。
接着,父亲也被朝坑那里拖去。
『磨蹭什么!』
男人们依然严厉地呵斥着。
在坑里,我看到了刚刚被放入的母亲的尸体,\r在依然持续的大雪中,母亲被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父亲一直看着我。
…被拖拽着的父亲一直看着我。\r…原以为已经死了的父亲,用求助的眼神一直看着我。
「…嗯呜…」
干枯的嘴唇边垂死地挣扎着,\r边对我说着什么。
「…仪助」
这是我的名字。在风声的肆虐下,父亲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喊着我。
「…救救我…仪助」
纷飞的大雪和刺骨的寒风中,\r父亲颤动着嘴唇轻声地对我说着。
不安、恐惧、寒冷、悲哀、痛苦,和眼泪…\r…然而,在父亲企盼的目光前,我什么也没能做到。
『利索点!』
我身边的男人把父亲踢入了坑中。
…噗的一声,\r父亲的身体便毫无抵抗地落了下去…
『人马上就死了,麻利点赶快埋!』
男人们大声喊着,土被渐渐地埋了上去…埋在了无力申诉的父亲身上…
…那一天,寒风依旧嗖嗖地呼啸着。\r…那一天,冬日的大雪将一切染白。
逢津之山的晚上月亮依旧高高地挂着,\r萤火虫和星星的光芒四处闪烁着。
山崖下的溪水静静地流淌着,\r使人似乎忘记了白天的酷暑。
「喂,快上来…」
「…嗯」
在通往小溪的山崖上,\r我边着说边背对着她蹲了下来。
「…抓稳了」
「…嗯」
从我肩膀到胸前环绕的手腕。为了不掉落,紧紧地环抱着。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这个黏在身边的家伙完全失去了厌恶的…
「到了」
溪边被无数的萤火虫的光芒覆盖着,\r数量比山路上多得无法相提并论。
溪水流淌拍打的声音,\r映衬着小小的流动的光点。
「喂」
「…?」
…自从和她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几天了,\r一直不了解的事情,至今还剩下一个。
不过却是件细枝末节的事。甚至直到刚刚都没有注意到。
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r我想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喂…你…」
「…?」
「你叫什么名字?」
「…………」
我这么想着,就无意中朝她问了起来。
「…不想说也没关系」
「…不」
「不是?」
「…嗯」
「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
「…没有…是怎么回事?」
「…………」
「莫非忘了吗?」
「…不」
她沉默了片刻后,\r慢慢的张开口。
 『…没有人给我起过名字…』
…没有人…吗?\r…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母是怎么搞的?」
「…我不知道」
…在溪水的潺潺水声中,她淡淡地说着。
仅仅是听了这些话,\r便觉得对她的经历似乎有了些了解。
…尽管我们过去的生活方式不同,\r但都背负着辛酸的过去,仅此一点也许就是我们的相同之处吧。
「…呐?」
「嗯?」
「…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吗?」
「嗯」
…月光照射着的天空下。一向空虚的视线直直地看着我…
「…忘了」
「…?」
「我自己也已经忘了…」
…是啊。名字什么的,早就已经忘了……没有人再一次喊过我的名字。
…白脸的没有名字的家伙。…以及忘记名字的我。
那一天,潺潺的水声回荡在悬挂着明月的夜空中。\r那一天,朱红色的发结也同萤火虫一样摇晃着…
『有人染疱了!』
…曾这么喊的男人们,\r正命令着将坑严实地埋好。
随后,依然奄奄一息的父亲被埋入了土中。曾呼喊着我名字的父亲被埋入了土中。
最后,仅剩下奋力伸向天空的右手,\r在一层土壤的中显露着。
『接下来,你们都回家』
鹅毛般的大雪随着寒风从天而降。男人们依然在怒吼着。
…肮脏的板门和破旧的土墙。\r我们就这样被喊入了家中。
『在里面呆好了别动』
屋外不知谁这么吼着,\r耳边呼啸的风声使我们更加不安。
「哥哥…」「我们会被怎样?」
「喂,仪助哥哥?」「爸爸妈妈都死了…」
「我们会死吗?」「仪助哥哥?」
「…没事,别担心」
「真的?」
「啊…没事」
…我的话毫无根据。只是不想让年幼的两个孩子担心。
于是,在被关严的门的另一侧…我隐约能听到男人们的对话。
「诶?怎么有股怪味?」「真的啊…哥哥,怎么回事?」
年幼的两个孩子大声地问着。随后看到土房子的四周冒出浓烟。
带着糟糕的预感,\r我急忙跑到了门前。
「…开不开吗?」
我突然感到全身力气都没了,\r头晕目眩的感觉随之袭来。
「…怎么样,哥哥?」
尽管费尽了一切力量,但门似乎从外面别上了,\r凭我一个小孩子的力量是不够的。
『不要怪我们啊…』
我听到门外的男人的声音。…阴冷的悲伤的声音。
…那一天,冷风呼啸地吹着。\r…那一天,冬日的大雪将一切染白…
嘶,嘶…
「今天也这么热…」
我依旧说着没有说给任何人听的话。
回过头,像往常一样看到那家伙。\r她闭着眼睛身体弯曲着。
「哟」
「………」
「已经醒了吗?」
「…嗯」
这家伙从还残留着露水的青草上睁开眼,\r小小的身体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于是我也跟着伸了个大懒腰,\r拍掉了身上沾的草。
「去小溪里泡一泡吧」
「…嗯」
于是我依旧背对着她,\r蹲了下来。
「抓稳了」
「嗯」
顶着灼热的烈日,\r我背着她从山崖下到小溪。
「喂,你也快来吧」
「…………」
我到了溪边后,飞奔到了水中。
在冰凉的溪流中,\r任凭灼热的身躯舒缓着。
「很凉很舒服哦」
「嗯」
于是那家伙也把脚迈入了溪水的激流中,\r慢慢地走到我旁边。
「啊,先等一下」
「…?」
「让水弄湿了就松开了…」
「嗯?」
我这么说着,\r把手伸向了她红色的发结。
我解开了绕了数圈的红色的丝,\r柔软的头发轻轻地散开了。
「一会儿还给你系上」
「嗯」
溪流温柔地抚摸着双脚,\r抚慰着我们火热的身躯。
「…真凉啊」
「啊嗯,这确实很舒服呢」
「…嗯」
从山崖上的树枝缝隙射下的阳光,\r伴随着潺潺的溪水声…
在这样的溪边,\r我们躺成「大」字,仰望着晃眼的天空。
「这丝真漂亮呢…」
「…嗯」
那家伙手中拿着的红色的发结,\r在阳光下偶尔闪耀出银色的光辉。
「银丝吗…」
我边看着这红色的发结,\r边想起什么似的小声说着。
「…你听说过吗?」
「…?」
「…银丝的故事」
「…没」
面对突然的话题,\r那家伙带着好奇的表情。
「也没什么…」
「…嗯」
「只要有了它,任何的愿望都能实现」
「………」
「很厉害吧?」
「…嗯」
当然我知道的不会特别详细。…只是听过一些传言罢了。
「…无论什么愿望都行吗?」
「啊,应该是吧」
「这个丝不可以吗?」
她指着手中的鲜红色的丝说着。
「这个不行啦。只是有点像银色的而已」
「…嗯」
「别太在意,不过是个传闻罢了」
说着,我把红色的发结系回了她的头上。\r随后再次躺下了。
蝉声依旧躁动地喧闹着,\r菖蒲四处开着…
逢津之山上大大的月亮升起的时候。我和那家伙一起等待着猎物的经过。
「饿死我了…」
「…嗯」
我们边小声说着,\r边等待着今天的路人到来。
深夜的山路在月光下依然显得相当的明亮。\r周围草木的露水也微微闪烁着光亮。
「喂,过来了…」
「…………」
于是我像往常一样潜伏在树丛中,\r谨慎地屏住呼吸等待着猎物的靠近。
当他走近时,我一口气跳入了山路。
『哇…』
一切像预演过一样,那个人看到我的身影就大叫起来。接着是我沉默地拔出大刀并高高举起。
『救,救命』
「………」
『留我条命吧…』
「………」
眼前的那个人边说着,\r边在我面前交出了背着的包裹。
『好,好吗,别杀我…』
…但是光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r脚下的包看上去又小又破。
『放,放过我吧…』
「…………」
『求,求您了…』
…眼前的人在乞求着饶命。…看惯了的景象。
过去无论哪个人,都拼命地向我求饶。
…但是弱者必须死。\r…只有强者才能得以存活。
对。\r弱者除死之外别无选择…
『行,行个好吧…』
『除,除了死之外…什么都好…』
「滚…」
寂静的月色下,我轻轻地说着。
『…诶?』
「快滚…」
「诶,啊,是,」
…挥起的大刀,\r没有再次砍下。
随后那人便逃走了…
…萤火虫的光亮,\r 微微地照射着地上放置的包裹,
以及没能挥下的刀尖…
「…喂」
从我身后传来那家伙的声音。
「吃饭团子吧?」
「…嗯」
…在明月清晰可见的小土丘上,
我们吃着抢到的饭团。\r坐在沾有露珠的青草上,两个人并排吃着。
「…今天不是红色的?」
「啊…」
「真好吃」
「是呢…」
她边用小手拿着白色的饭团,\r边和我说着话。
「比红色的更好吃呢」
她边说着边对我微笑着。尽管很不起眼却还是微笑着。
…那一天,月光下无数的萤火虫摇晃着…\r…那一天,那家伙边摇晃着红色的发结边微笑着…
…不久夏蝉的嘈杂声逐渐退去,\r当周围的树叶被染为红色的时候。
「饿死我了…」
「…嗯」
这已经成了习惯性的对话。我们三天都没吃东西了。
「真想吃饭团啊…」
「…嗯」
就连她喜欢的菖蒲,\r现在也渐渐消失了踪影。
曾经感觉凉爽的溪水,\r如今也已经转变为寒冷了。
「呐?」
「…嗯」
「我们到别处去吧?」
「………」
「这个山路恐怕不会有人路过了…」
「………」
那家伙点着头,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她的视线移向了自己的右脚。…跟腱被切断的右脚。
「笨蛋,别担心啦」
「………」
「没问题的」
「………」
「我背着你…」
「…嗯」
仰望逢津之山的山顶。\r凭我自己的脚翻越起来大概无须花多少时间。
…此外在这个山的另一侧,\r说不定仍然有人通过。
我蹲下来背起了她,\r开始慢慢地攀登起山路。
「抓稳了吗?」
「…嗯」
…后背上感觉到的重量,便是那家伙的全部。…如羽毛般的轻盈使我感到有些悲哀。
…当逢津之山被完全染为红色的时候。我们沿着山路朝山顶走去。
「累吗?」
我偶尔会和后背上的家伙搭话。
「累了就说啊」
「…嗯」
当夕阳把一切染得鲜红的时候,\r我依然背着那家伙走在陡峭的山路上。
蝉声已完全转为秋虫的声音,\r红叶在偶尔吹过的夜风中颤抖着。
「我更喜欢菖蒲…」
那家伙突然嘴里嘟囔着。
「…什么?」
「我更喜欢菖蒲…」
那家伙边看着被染红了的树叶,\r边重复地回答着。
「不喜欢红叶吗?」
「…嗯」
那家伙往日里很少表达自己的感情,\r尽管是这种拉拉杂杂的对话,我也感到很高兴。
…比起漫山的红叶,更喜欢在不为人知的溪边盛开的菖蒲吗…
不知为何,我也有和那家伙同样的感觉。
终于,当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r便就地躺在了草地上。
晚上的山顶一览无余,\r比平常更大的月亮迎接着我们。
…那一天,已然深秋。…那一天,我背着那家伙来到了山顶。
#text_off
「起来!」
我对她说着。
「快!」
「…?」
那家伙依然迷糊着双眼,\r被我强背了起来。
和往常一样大大的月亮照射下的山路上,\r我感觉到了几个人正在靠近的气息。
「有人来了…」
「………」
「你快藏起来」
「…嗯」
我把她藏到岩石的阴影处,\r随后俯下身子拔出了大刀。
他们的样子哪怕从远处看上去,\r也绝不是普通的旅人…
每个人都腰间挎着刀,\r背着大包的行李。
…说不定,\r 是来抓那家伙的色街的人。
…或许,\r 是来捕杀我这个强盗的人。
…无论是哪些人,这么放他们过去都很危险…我这么想着,便有了砍死他们的决心。
那几个人很快靠近了,\r我在岩石下谨慎地屏住呼吸…
当他们走到眼前的一瞬间,\r我一口气跳了出去。
「啥,啊…」
其中一人见我突然出现便大叫了起来,\r我把举起的大刀慢慢地靠近他。
「要,要干什么!?」
紧接着我顺势砍了下去,\r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就这样被斜肩地砍死了。
「哇啊!」
飞散的血沫溅到了我和其他男人们的衣服上。面对我的突然袭击,他们显得颇为狼狈。
「你,你是什么人?」
剩下的家伙们抽出腰间的大刀摆着架势。\r然而,他们手中的大刀略微地颤抖着。
我不屑一顾地向前逼近,\r在气势的压迫下他们略微地向后退着。
于是高个子的家伙偷着跑掉了,\r我无视着他,朝面前对峙的家伙挥起了大刀。
「啊呀…」
刀身用力地砸下,\r喷出的鲜血将逢津之山染红。
…剩下的只有一个人了。仔细看时发现他已经绕到了我的身后…
「………」
在那里,刀刃正对着一张无表情的脸。\r是那家伙的白脸。
「…有,有种过来」
「我,我就,我就砍了她」
「………」
那家伙还是像往常一样把空虚的视线,\r投在了挥起大刀的我的身上。
;"■依然去砍他",*isshou5,
;"■不能让那家伙死",*isshou4
#text_off
…那家伙成累赘了吗…
我一步步谨慎地朝前逼近着。\r无论怎样,都不会让他活着走。
「我,我真砍了,」
「…闭嘴」
「快,快放下刀…」
「…无论你怎样,都只有死路一条」
「咦…」
惊恐中的那个人突然把刀甩向了那家伙。\r然而,我却提前一口气扑过去斜肩砍了他。
「哇啊…」
骨头断裂的触感随之传入手中,\r那个人的大刀连同手臂一起飞向天空。
接着血沫朝着比刚才更高更远的夜空飞溅出去,\r将月光下漆黑的夜色染红。
「…切,多费了那么多工夫…」
我把大刀收回刀鞘,\r视线移向了被撞到一旁的那家伙。
「…喂,没事吧」
「………」
那家伙没有动弹,\r倒下的身躯轻微地颤抖着。
「喂,喂!怎么了?」
「………」
我走到那家伙的身边。当我看到她的样子时,我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肮脏的衣服,后背上有一大片血迹。她像强忍着剧痛一样地轻轻颤抖着。
「…喂! 什么时候砍上的?」
「………」
在我旁边,我看到刚刚被砍死的男人的手腕。\r尽管已经离开了身体,却依然紧紧地握着大刀。
「那个混蛋…」
「………」
「去!」
我踢飞了那个手腕,\r小心翼翼地观察她后背伤情。
「…尽管流了不少血,还好伤口不大」
「…嗯」
「疼吗?」
「…有点」
我撕开自己的衣服,裹住了她的身体。\r…这样也许能立刻止住血。
「…总之,不能在这里呆下去」
「………」
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r想想刚刚的事,也的确很危险。
「动得了吗?」
「…嗯」
她站了起来,\r痛苦地皱着眉。
「…没办法」
我搀着她的肩。\r就这样将她抱了起来。
「稍微将就点吧」
「………」
眼下必须找个地方,\r好让伤口慢慢地恢复…
于是,我抱着她,\r走过了被血染红的山顶。
…那一天,秋日夜空中升起的月亮为我们点亮道路。
…那一天,我们拖着长长的、长长的影子。
『我们只是不得不阻止疱在村里流行…』
「眼睛好疼…」
在年幼的两个弟妹的呼喊下我回过头,\r浓烟正在凶猛地扩散着。
所见之处都窜起了火苗。\r我们被滚烫的热浪包裹着。
…为什么?…为什么把我们关起来放火?
…无须自问。烧掉染疱的家的房子。
从源头阻止传染病的蔓延。\r所以必须将这个房子,这户家人,统统烧光…
…家中已经完全被烟尘占领了,\r眼睛再也无法睁开。
;___________↑変更追加
在被烟尘肆虐地吞噬的家里,\r我还能隐约听到外面男人们的声音。
火舌席卷着的破旧的家中,\r令人难以忍受的热气正烘烤着我们。
「哥哥,哥哥…」\r「眼睛好疼…」
弟妹们在黑烟的折磨下,\r苦闷地呼喊着我。
「没事啦!」
我闭着眼冒着浓烟和热气,\r在狭小的家中来回跑着。
「快到这里来!」
我敲开了已经发脆的地板。\r招唤着年幼的弟妹们。
「哥哥,你在哪…」\r「眼睛好疼…」
「快,快到这里来!」
我把走近的两孩子拽到了地板下面,\r自己盖住他们趴在了最上面。
「…哥哥」\r「好热……」
「没事,没事,绝对会熬过去的!」
…我的话毫无根据。
「没事,没事,没事…」
「没事,没事,没事啦…没事…」
…我像说给自己听似的,\r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没事,没事,没事……)
(…哥哥…)
(仪助…哥哥…)
…微薄的意识中,当听到了弟妹们最后声音的时候。…便是我的名字被最后一次被呼喊的时候。
寒冷的北风。后背上巨大的烧伤。被呼喊了的名字。
…那一天,大雪将一切染白。…那一天,已然深冬…
当昔日被染得通红的树叶,\r完全枯萎凋零的时候。
走出岩洞,外面冷风吹拂着脸颊,\r使人感到冬天就要来临。
岩洞的深处,那家伙横躺着。在火堆细小的光亮照射下,白色的脸隐隐浮现。
「…怎么样?」
「好点么?」
「…嗯」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一目了然的。\r即使她不回答,我也清楚这完全不是「好点了」的状态。
伤口的状况曾经有过好转,\r现在看起来反而再次恶化了。
不去看医师果然是不行的…\r可是,去村里总是很危险。
「别硬撑着啊」
「…嗯」
她回答着,红色的发结在白脸前面摇晃着。和那肮脏的和服不相称的,鲜艳的红色摇晃着。
「假如这是银色的话…」
…倘若这是银色的话…我试着思考这个脱离现实的话题。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银丝…\r毫无依据的传言…
「…怎么样?」
「怎么样呢…这个…」
「…你有什么愿望么?」
…愿望?\r那家伙很感兴趣似地问着我。
「…啊」
「当然,有啦…」
「…是什么?」
…会是什么呢?那家伙像往常一样带着好奇的表情看着我。
「是啊…各种各样的吧…」
「?」
「因为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嘛…」
「…嗯」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假如这个不足为信的传言是真实的话…
「呐…」
「嗯?」
「是你的话,会许什么愿望呢?」
…这是过去曾经问过的。
「怎么样?」
「………」
「果然…是恢复健康…吗?」
「………」
那家伙只是点了点头。又继续沉默了,眼睛像注视着远方的某处似的。
火堆的火苗细细地摇曳着,\r将两个人的影子摇摇晃晃地映在了石壁上。
…对于那家伙来说,\r实现愿望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对于我来说,\r实现愿望又究竟代表什么呢?
「…怎么样?」
「…………」
「果然…」
「…果然还是不知道吗?」
「…嗯」
她轻轻地点头,\r红色的发结再一次摇晃了一下。
呼出的气息已然变为白色,\r岩洞外面呼呼的风声显得格外清晰。
…那一天…严冬已悄然来临。\r…那一天,白色细小的东西在漫天飞舞着。
;■英訳挿入個所4
摇摇晃晃,\r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呜,呜…』
矮矮的屋顶。
透过格子窗射入的细细的光线。
在这样昏暗的房间中,\r回荡着萤的哭声。
『果然还是不行呢…』
「………」
『在,在这里一直呆下去…』
『也同样没有办法…』
萤边抽泣地说着,\r边拖动着脚背对着格子窗外的月亮。
…跟腱被切断的右脚。
…和我的一样。
『喂,你…』
「…?」
『抱歉呢…我似乎已经不行了…』
「…嗯?」
和往常一样大大的月亮,\r照射着昏暗的房间…
在被黑色与深蓝色浸染的夜空中,\r淡淡地照射着我们。
「即使这样活下去,也没有办法啊…」
「…………」
「喂…你…」
「…一起死吗?」
…死?…指我吗?\r…死掉? 我也会吗?
那么说来,直到现在我还一直活着?
…闭上眼睛映出黑暗的世界。\r…一片漆黑的,没有任何人干涉我的世界。
…一直以来憧憬着的世界…
「…………」
#text_off
「啊哈哈,对不起」
「在你面前说了奇怪的话…」
…从格子窗射入的细微的光线,\r照亮着萤微笑的脸庞。
我曾说过我喜欢月亮,\r萤那时候笑了…
#text_off
「那,再见了…」
;■どちらでもいい方を使って下さい。
…一直以来不曾变化的月亮。\r…两个人透过格子窗观看的世界…
…再次变回了一个人观看…
;■英訳挿入個所4ここまで
夜晚的寒冷仿佛能让呼出的气息立刻结冰。尽管还生着火,却丝毫没有一点暖意。
我在横躺着的家伙身旁烧着饭。刚刚出来的饭团裹满了水气。
「喂,做好了…」
我说着,把手里的饭团拿给了那家伙。
「趁热快吃吧」
「………」
「瞧,很好吃啦」
「…嗯」
那家伙尽管这么答应着,\r却丝毫没把手中的饭团移向嘴边。
「不吃东西身体好不起来的哦」
「…嗯」
「所以,快吃吧」
「………」
面对我的催促,\r她只是摇晃着视线。
…从相遇的那一天起从未改变的,\r空虚地注视着远方某处的视线。
这个悲哀的视线究竟注视着什么呢…\r冰封的心中又思考着什么呢…
「…不想吃吗?」
「………」
「这样下去可就死了」
「………」
「还是说…你…」
「…想死吗?」
…过去曾有过的问话。\r…答案是至今不曾知晓的悲伤的话语。
「…怎么回事?」
「………」
「果然…」
「果然是不知道吗!!」
对着眼前沉默的面孔,\r我不禁喊了出来。
…从相遇的那一天起从未改变的空虚的视线。\r这个视线的前方究竟是什么…
少许的沉默中,
外面传来呼呼的风声,\r支配着这里的寂静。
#text_off
「我想看一看月亮…」
片刻沉默过后,那家伙开口轻轻地说。
…然后那家伙将脸,\r慢慢地转向了岩洞的出口。
「…月亮?」
「………」
「想看月亮吗?」
「…嗯」
她像往常一样低着头,\r轻声地回答着。
空虚的视线中,\r映出岩洞外面飞舞着的细小的雪花。
「…好我知道了」
我抱起她,\r朝着岩穴外面的寒风中走去。
仰望冰冷的天空,\r月亮正在云间静静地显露着脸庞。
天空中飘落的雪花碰到脸颊便立即消融…刹那间消失的触感,梦幻般的悲伤。
「真漂亮…」
我怀中的家伙望着月亮轻轻地说着。…她的表情隐隐约约像是微笑着。
「…月亮的话,一定会照亮着我们的…」
一向不善言辞的她感慨着。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
「太阳总是过于刺眼,只有月光这么温柔…」
「…?」
「连我都可以呢…」
#text_off
「月亮的话,也一定会照亮着我的…」
#text_off
「像大家一样…」
#text_off
「被月光照亮的…」
「…喂?」
#text_off
「我…喜欢这个世界…」
「…你到底?」
「对黑暗的世界…」
#text_off
「已经再也不向往了…」
「呜…」
…那家伙第一次哭泣了。\r…泪珠伴随着小声的呜咽滚滚而落。
随后那家伙颤抖着的触感,\r渐渐传入我的手腕。
大颗的泪珠也同时落到我的手腕上。
…我们从不清楚自己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说不定她也一直以来背负着这个现实吧…
泪珠沾湿了我的手腕。在深冬的寒风中,只有那里被温暖着。
…那一天,巨大的明月漂浮在漫天的雪花中。\r…那一天,寒冷的北风中那家伙第一次哭泣了。
;____■デバッグ用埋め込み↓_
深冬完全被白色覆盖的逢津之垰上,\r雪被积得与膝同高。
带着尽快拿到草药的焦急心情,\r我在大雪中艰难地前进着。
严寒中手指活动变得困难,\r北风正无情地削弱着我的体力。
当我挣扎着下到村里时,浑身已经布满了白色。\r我朝着曾经去过的地方跑去。
那个依旧昏暗的仓库。\r我确保着周围没人发现,潜入了里面。
借着从外面射入的细微光亮,\r我摸索着存放草药的地方。
…这一次务必不能再让任何人发现了。\r…倘若引起骚动,就没有退路了。
我翻开了几个包裹后,\r幸运地很快发现了装草药的袋子。
「有这些就够了…」
我把药袋系在了腰上,\r急忙转身准备逃出这里。
于是正当我走到仓库的门前时…
「…咦」
切,又被发现了吗…
「…别出声」
我挥起了大刀,朝前迈出一步。\r眼前是曾经见过的那个小鬼。
「出一点声就砍了你。懂吗?」
「…咦…救,救命…」
「闭嘴!」
我大喝一声随之高举起了大刀,\r死瞪着这个颤抖着的孩子。
「听得懂吗?」
「啊,是,是,」
「想不死就别出声」
「啊,是,约定好的,」
…约定? 眼前的孩子颤抖着说出的词。
「…约定吗?」
「啊,是,绝对,不喊出去…」
「…真的约定好了吗?」
「啊,是,绝不说谎的…」
她用胆怯的眼光看着我,\r边颤抖着边在我面前拼命地说着。
;"■约定什么的,果然…",*issho16,
;"■试着相信一次吧",*issho17
#text_off
「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
我毫不犹豫地挥下了大刀。
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r刀笔直地挥了下来。
昏暗的仓库里立刻溅起了血沫,\r脚下的黑水瞬间扩散开来。
…明明那时候我们都被舍弃了…\r…明明仅限于两个人的秘密被打破了…
我收回大刀从无力申辩的尸体旁边绕过,\r然后匆忙地逃离了仓库。
在这个即将过冬的村庄里,\r我拼命地跑着。
尽管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却依然跑得飞快。
于是,当我走过几个田埂时,\r后面隐约听到了一些骚动。
「切…」
我随口嘟囔着,\r在覆满积雪的村庄里继续狂奔着。
…当转过几个弯后。
「在那!」
从前方听到了这个声音。
…切,被发现了吗…然而这次的局势,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随即朝着旁边拐去,\r为了甩掉他们,我不顾一切地跑着。
随后我感觉到后面的人越来越近了。\r…被追上只是时间的问题吗。
「别跑!」
声音从近处传来。
一名男子追上了我,\r挥起了剑正要袭击。
我回过头拔出了大刀,\r然而对手已经摆好姿势要砍我了。
「切!」
瞬间,我的左脚传来一阵剧痛,\r随后就这样摔倒在了地上。
雪地上红色的部分逐渐扩大。\r原本纯白的雪地,被我的鲜血染红了。
「…认命吧」
…不知谁对我说着。\r…高举着的刀身,朝我挥了过来。
…和以往的景象不一样。…和以往的景象不一样…
#text_off
装点得纯白的逢津之垰,\r被我的鲜血染红了。
朦胧的意识中,最后看到的,\r只有若无其事地静静飘落的雪花…
「…我知道了…约定好了哦」
「啊,是」
我收回了大刀从她身边绕过,\r然后匆忙地逃离了仓库。
在这个即将过冬的村庄里,\r我拼命地跑着。
尽管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却依然跑得飞快。
于是,当我走过几个田埂时,\r后面隐约听到了一些骚动。
…绝对,是那孩子大声喊出去了…
…约定,吗…
…为什么我刚才没把她杀了?\r…明明知道肯定会有这种事…
「切,这叫什么约定…」
我随口嘟囔着,\r在覆满积雪的村庄里继续狂奔着。
…当转过几个弯后。
「在那!」
从前方听到了这个声音。
…切,被发现了吗…然而这次的局势,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随即朝着旁边拐去,\r为了甩掉他们,我不顾一切地跑着。
随后我感觉到后面的人越来越近了。\r…被追上只是时间的问题吗。
「别跑!」
声音从近处传来。
一名男子追上了我,\r挥起了剑正要袭击。
我回过头拔出了大刀,\r然而对手已经摆好姿势要砍我了。
「切!」
瞬间,我的左脚传来一阵剧痛,\r随后就这样摔倒在了地上。
雪地上红色的部分逐渐扩大。\r原本纯白的雪地,被我的鲜血染红了。
「…认命吧」
…不知谁对我说着。\r…高举着的刀身,朝我挥了过来。
…和以往的景象不一样。…和以往的景象不一样…
#text_off
摇摇晃晃,\r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我探寻着黑暗的世界,
空虚的世界…唯有铺展开的黑色的世界。\r…谁也不会干涉我的世界。
寂寞的,脆弱的,悲伤的,朦胧的,暧昧的…\r…唯有无边无际的空虚的世界…
#text_off
…明明不久就能前往期待着的地方了…\r…为什么我却如此的悲伤?…
「切!!」
我嗟叹着扔出手中的雪。
「哇」
随后强站了起来一口气地跑着,
尽管左脚上剧痛肆虐着,脚完全陷入雪中,不知摔倒过多少次,\r…但是,我依然一心地跑着。
尽管在雪的寒冷中完全丧失了知觉,\r左脚被染得通红…依然努力地跑着。
「…现在不是死的时候…一定要撑住啊」
…沙\r…沙…
从石阶上方传来了扫帚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风停了,鸟儿的鸣啭也听不到了。只听到扫帚的声响,在新绿的树林里回响着。
…沙…沙…
祭司正在打扫吧。我朝着声音渐渐变得清晰的方向,登上了最后的一级石阶。
然后,眼前的视野突然辽阔了起来。
一名巫女正在把飘落的樱花扫在一起。
(哎…?)
怎么回事。我可没听说神社里除了祭司外还有别人的。
巫女察觉到穿过牌坊的我抬起了头。
「您好」
从装束来看,毫无疑问她是这里的人。我无言地微微点一点头。
「已经是樱花凋零的时候哦」
她仰望着樱花说道。我也自然地随着她所望的方向看去。
樱花的花瓣纷纷飘落着,\r有些地方已经长出了青嫩的新芽。
「打扫的话,等到所有樱花都凋落的时候不是更好吗?」
我问道。我想那样的效率会更高吧。
「恩,虽然是这样…」
翩翩起舞似的,她在原地转了一圈,衣角也随之飘扬起来。
「但我喜欢待在这樱花漫天飞舞的樱花树下」
「…嗯」
我朝她靠近一步,把手伸向她的头发。
「哎?」
她突然紧张了一下。似乎以为我会对她做什么事。
我正犹豫着是否要去触摸她那美丽的黑发,\r最后我只是把落在黑发上的花瓣拿下。
「啊……谢谢你」
她低下头说道。
然后,她也将手伸向我的头,\r从那里捏下一片花瓣。
「嘻嘻嘻」
我再一次打量着她。清秀端庄的容貌,一头披肩的黑发。
虽然外表一眼看去显得稳重成熟,\r但仔细看的话,应该与我年纪相仿。
虽然在她平静的时候可能看不出来,\r但不经意间的举止还是流露出一份孩子气。
「啧…!」
我背起失去意识地狭雾,爬上堤坝。
「…在那!…那…家伙…」
「那个…丫头被…」
堤坝下面,人们的呼喊和雨声相互交杂,听得不太真切。我向着堤坝的上流飞奔过去。
回过神,我已经跑到了相当远的地方。这里是已经完工的堤坝接近尾端的地方。
我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放下狭雾,我也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膝盖已经吱吱作响,再也没办法跑下去了。
我窥探下了河流下方。水量正惊人地增长着。
追兵会追上来的吧,但是如今这样的情况,\r那些家伙已经无暇再管我们了吧。
虽然是花了很多功夫修筑的堤坝,但是\r从我这个外行人来看,决口只是时间的问题。
「…呜…嗯…」
狭雾发出小声地呻吟声,\r我伏在了地上把她抱了起来。
「狭雾!」
狭雾慢慢地睁开双眼。
「呜…?赖…人,大人…?」
「对没错!太好了,醒过来了嘛」
「那个…我…为什么…?」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道出。把狭雾为什么会被选为人柱告诉了她。
;憶測に過ぎないし、琴を信じていた狭雾に話しても、
;無意味に混乱させるだけだと思ったからだ。
狭雾听完,双肩颤抖着沉下了脸。
「为什么…」
「忘记那些无情无义的家伙吧。\r 我不是已经这样把你救出来了么…」
是愤怒,还是悲伤,抑或是懊悔。狭雾心中翻滚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我无从得知,所以我无法预测狭雾会做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把我救出来了呢!?」
狭雾如此叫喊着,抛开我的手站了起来。
「什…狭雾…?」
我也想要站起来,\r但是疲惫的双脚已经无法支撑。
空隆一下!
我倒在了泥中。没办法,我就这样仰视着狭雾说道。
「没听见我刚刚说的么?\r 不是根本没有必要为了那些家伙而死啊!」
但是狭雾却拼命摇着头,
「您错了…赖人大人您什么也不明白…」
「不明白的是你!\r 听好了!那些家伙可是欺骗了你啊?!」
我开始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我不明白狭雾为何固执到这个地步。
接着,狭雾的一句话,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其实我知道这件事情」
我还以为我听错了。我希望我听错了。
「你…说什么?」
她又重复了一遍先前说过的话。但是,这份沉重感又加深了一分。
刷地一下。
狭雾回头奔去。
「等等,狭雾!!」
我拖着几乎没有知觉的双脚,\r总算是追上了狭雾。
「哈啊,哈啊………狭雾…」
;◎狭雾無表情
背对着洪流的狭雾大口喘着气。狭雾的对面已经只剩下隆隆作响的浊流,卷着黑色的漩涡。
我大约离开狭雾十步的距离与她对峙着。
「狭雾…你说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狭雾悲しみ
「正如字面意思那样」
「别开玩笑了!\r 你是说要接受这个强加在你身上的使命吗!?」
狭雾与大雨一起站在那黑暗的彼端,深深地点了点头。
;◎狭雾無表情
「赖人大人…不知道我是否可以问您一个问题?」
我现在需要保持冷静。狭雾现在站在的地方,可不是开玩笑的。
「…什么?」
狭雾肯定已经做好了觉悟。所以即使是一点点时间我也要争取。
;◎狭雾悲しみ
「我如果不在了,赖人大人您…会伤心吗?」
「哈…?」
我完全不知道她为何问这样的问题。心里焦急不堪。
(…不,不行。发火的话一切都完了…)
「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调整了下呼气,等待着手脚恢复些力气。\r狭雾若是有什么异常举动,可以马上奔过去。
;◎狭雾無表情
「是的…对不起,请一定回答我」
狭雾她应该知道,\r我是不愿意回答这样问题的人。
即使如此还是问了的话,\r狭雾她已经没有顾虑了,是十分认真地在问我。
「…啊啊,当然会伤心」
我这么回答。但是这却没有能为我争取到时间。
;◎狭雾微笑
「非常感谢」
狭雾微笑着。
「我…为了像我这样的人,让您痛心…」
雨不住地下着,无情地击打着狭雾的脸。但是狭雾的脸想要传达的却不是这无情的雨。
;◎狭雾無表情
「但是请您想想看。\r 我若是拒绝的话,结果还是会成为其他某个人的使命」
;◎狭雾悲しみ
「然后关心爱护着她的人,会像现在的赖人大人你一样\r 悲伤难过的吧」
又来了。狭雾又将我从未尝到的情感强加给了我。
其他的,谁么…我的心中纠结着。
我想在心中的痛苦,会变成其他某人的痛苦。若是狭雾逃走的话,就会变成这样。
(不,不行。我若是接受了怎么办…!)
我摇着头。
「所以,你就被牺牲了么?」
;◎狭雾無表情
「是的」
「但是,到头来吃亏的不只有你么!」
;◎狭雾悲しみ
「这不是得失的问题。我只是想这样做而已」
「不懂…你所想的事情,我完全没办法理解」
狭雾静静地微笑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做到这样?
为了陷害你的人们。为了牺牲掉你的人们。
却给我留下痛苦悲伤…这是为什么…
;◎狭雾微笑
「您不明白也没有关系。\r 这是我自说自话决定的事情」
「…你就没有遗憾吗?」
;◎狭雾無表情
「没有…啊…」
;◎狭雾悲しみ
「…不,只有一件事…」
「什么?」
稍许犹豫了一下的狭雾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扬起脸。
;◎狭雾無表情
「有件事情,一定要向赖人大人您道歉」
「道歉…?」
;◎狭雾悲しみ
「昨天晚上的汤,那是故意的」
(昨晚的汤…)
那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一样。
最后的晚餐。是说那个味道其奇怪的汤么…
;◎狭雾無表情
「我不想留在什么人的心里。\r 我不想让别人记恩于我」
;◎狭雾悲しみ
「但是…」
狭雾低吟道。
;◎狭雾無表情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的,我不想让赖人大人您忘记我」
;◎狭雾微笑
「偶尔请回想起来。\r 那个做出奇怪味道汤的,奇怪的女孩」
我的心顿时颤抖了一下。
「狭雾…」
;◎狭雾無表情
「那明明是做给赖人大人您最后的一餐,\r 但却因为我的任性,让您受罪了」
;◎狭雾悲しみ
「非常对不起」
心中已经感受不到悲伤和愤怒,那无法言喻的情感,\r在我的心中不断地涌现。
「怎么样都行!你做什么我都原谅你!!\r 快,回到这里来!!」
我在暴雨中,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非常感谢您能这么说…\r 但是,我心中已经没有遗憾了」
狭雾再次静静地微笑。接着,瞅了一眼身后。
;◎狭雾微笑
「…况且,差不多是时候了」
河流的水量,已经达到了极限。暴涨上来的洪水,已经淹没了狭雾的脚。
狭雾后退了半步。
   「再见,赖人大人。请一定…」
就这样,向后倒了下去。狭雾的身体一瞬间犹如漂浮起来了一般。
「狭雾!!」
我狂奔过去。重重地踏着地面,伸出手去。
「保重自己」
指尖碰触到了狭雾的和服。但是,没能抓到。
狭雾从我的手中滑落。\r就这样被吸入了浊流的深渊。
「狭雾——————!!!!」
…之后,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狭雾投身于浊流之后不久,雨势就这样越来越小,\r堤坝总算撑到了决口前的最后一刻。
…狭雾作为人柱成功地拯救了村子么…
我等待着夜晚的离去,天一亮\r我就开始马上盯着河流,一遍一遍在堤坝上来回往复着。
但是,却没能发现狭雾的身影。
黄昏的时候。
我坐在了岸上眺望着河流。
水已经完全退去。\r河面是如此平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狭雾…)
我注视着自己的手。那一瞬间碰触到狭雾和服的触感,依然无法褪去。
狭雾成功地保护了村子。不…这是琴实现了她的愿望了吗?…
失去了种种后,和平却留在了村子里。狭雾这以后,也会一直守护着这个堤坝的吧…
『因为付出了代价,得到的东西才会有价值』
曾几何时一辅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狭雾…」
「…我不会忘记的。\r 直到天荒地老」
我一直伫立在那里,一直等到夕阳向西渐渐沉下…
(完)
「就是那里了,赖人大人」
狭雾很开心似地用手指着那里,连一点汗都没有。
张着嘴巴喘着气的我,\r就这个样子顺着狭雾所指的方向望去。
森林里的树木在那里中断了,\r朱红色的天空要裂开似地开着口。
最后一步了,我用力踩着树荫下丛生的杂草。
「哈、哈……是、是这里吧……?」
「辛苦了。那么,请随意」
我抑制着急促的喘息,\r背着晚霞站在狭雾的旁边。
「…喔」
这里确实是值得这么辛苦地爬上来。村子一览无遗,我想要的景观就展现在那里。
「是个好地方吧?」
「是啊」
「是我所喜欢的地方」
快乐的声音。偶然看了狭雾一眼。
狭雾站在我的旁边,柔顺的头发随风飘动。平时藏在头发下的脖子也显露出来。
仅仅是这样而已,心跳却加快了。那娇嫩的肌肤,却是如此的美丽。
「怎么了?」
大概感觉到我的目光了吧。适当地糊弄过去吧。
「没事…你不介意吗?」
「什么事?」
「告诉我这个地方…」
「嗯,所以,这是秘密哟」
这样说着,表情变得有些害羞了。
「秘密啊…」
「能听到秘密的事,不高兴吗?」
「会吗?」
「难道感觉不到和那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吗??」
那样的感情能够理解。但是,太天真了。
「是这样吗。我觉得…」
我认为秘密是不能泄露也不能去打听的,这是铁则。
「我觉得这样只是把\r 要保守秘密的责任都推卸给对方罢了」
狭雾眨了眨眼睛。
「那个……」
念念有词一会后陷入了沉思,
「…对不起,不是很明白」
这样说着,困惑地低下了头。
「这样啊…」
这是狭雾的性格吧。
也许,在龙争虎斗的环境中长大的我,与在和平的山里\r生活的狭雾,有着各自不一样的环境的缘故吧。
「啊」
狭雾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
「那个…难道说,给你带来麻烦了么?」
不禁苦笑起来了。
(真的是太老实正直了,这家伙…)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是,是我说得太夸张了。忘记它吧」
「嗯…?」
「我会把这里的事当作秘密保守的,刚才的话你就忘记它吧」
大概不能理解吧。但是狭雾,
「我知道了。已经忘记了」
这样说着,笑了。
「喔,这是……\r我不禁发出了惊叹。
穿过了一片山白竹后。一大片盛开着的鲜黄色的花展现在眼前。
这是,菜花吗?\r就算是不了解花木的我,菜花还是知道的。
不远处,在菜花丛中的是眼熟的身影。
「那家伙,竟然在这样的地方…」
「啊,赖人大人~」
「已经要回去了吗?」
「啊,差不多了」
一边回答着,一边看着狭雾的手中
一大束黄色的花。大概是刚才摘的吧。
「这就是,你所说的要事么?」
「是啊。很漂亮吧」
「嗯…」
比起这些花,我更加对赏花这不合她风格的行为\r感到了一丝感动。
「而且…有点吃惊了」
「诶…」
「没想到你竟然在采花呢」
「为什么?有什么奇怪的吗?」
「那是…不,没什么了」
不好,差点就多嘴了。她正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赖人大人?」
「看来,你是想说\r 我不适合采花的吧?」
…狭雾这家伙,出乎意料地敏锐啊。一直被她看着,我不由得转移视线。
「不、不是,很适合呀」
「真的吗?」
「什么嘛?那眼睛…」
「叽——」
「难道你看我是在说谎吗?」
「……」
看来,她是认为我在说谎…
「不是,我都说了你很适合的呀」
「叽—千真万确?」
「嘛,嘛,总之早点回去吧」
要是又惹她生气就麻烦了。\r我慌慌张张地迈出脚步。
;■ 画面ベタ
「啊,请等一下啦~」
………
;背景絵表示
「啊,说起来赖人大人」
「嗯?」
下山的路上,狭雾向我搭话。
;立ち絵表示
「赖人大人,喜欢菜花吗?」
「……也不讨厌」
说实在,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所以这样回答后狭雾就笑了出来。
「呵呵」
「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我觉得这才像赖人大人」
「…嗯」
这话究竟应该怎么理解呢。不过,没有恶意的吧。
「那么,你呢?」
「我吗?」
「啊…」
「当然喜欢啦」
「这样啊」
「呵呵呵,不过只是一般喜欢」
狭雾开心地回答着。
本想说喜欢花是理所当然的。\r但是…
「…我并不是很明白。花终究只是花而已吧」
「不,没有那回事。\r 因为,花是很厉害的哟」
「是吗?」
「嗯,虽然并没有谁给予它使命,\r 但是它从破土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属于自己的使命」
「……」
…喔,也有这样的想法啊。\r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对她感到有点佩服了。
那么,在风中飘动的那些菜花,\r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开得那样灿烂的吗?
我摇了摇头。\r哎呀,竟然被狭雾影响了。
但是,属于自己的任务,吗?
;★里の風景
;暮れ始めた日に、赤く染まっていく里。
;その景色を見下ろしながら
望着眼前这广阔的村子,\r我一直想着这件事。
;____■入れるか考え中↑_____
跟往常一样晚饭过后写完报告,我就去睡觉了。
但是,今晚不知为何辗转难以入睡。好像知道原因,又好像不知道。
恐怕是因为心里还很在意吧\r今天在堤坝上所听到的工人们之间的那些谈话吧。
我试着不去想这些事,闭上了眼睛。
「……嗯?」
又一次,听到了琴声。但,我马上明白了这并不是幻觉。
即使睁开眼睛,依旧能听到琴声。\r那是能亲耳听到的。
我想知道这琴声是从哪里来的。我起床打开了门。
在朦胧的月色下,山里的树木沐浴在一片银色之中。
最初甚至以为那是月亮的演奏。但,那是不可能的。
琴声,似乎是从神殿附近传来的。在琴声和月光的指引下,我在走廊上走着。
走到尽头,我从走廊跟小房连接的转角拐了出来。琴声的确是从小房那边传来的。
我蹑着脚,慢慢地向小房走去。
小房的门敞开着,似乎为了迎接这朦胧的月色。带着疑问,我小心地往里面偷看了一眼。
那是狭雾在弹着琴。
原来昨晚半醒半睡中听到的乐曲,是乘着月光,\r来到院子,最后奔向对面的山峰去的。
没有实感的乐曲。弹着琴的狭雾、琴声。
还有,明月。
这些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的琴声,
如果跟我说这是梦境,我也一定会相信的吧。但,看来这并不是梦境。
咔…
脚下的木板突然发出了不雅的声音。琴声停了,狭雾一下子望向我这边来。
「诶…赖人大人?!」
「啊,对不起。打扰你了」
「对,对不起!吵醒你了吗?」
「不,没有这回事」
我背靠着门边坐了下来。
「因为在就寝的时候听到了这美妙的琴声。\r 不知不觉地就顺着琴声来到这里了」
「是这样啊…」
狭雾大概以为那是我安慰她的话语吧,\r她只是两手握着拳放在膝盖上静静地坐在那。
「不过,还真不知道你通晓弹琴啊」
「哪能说是通晓…只是随便弹弹而已」
「这个琴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琴是向祭司大人借来的」
「那么说,是这个神社的东西?」
「是的!」
据说是以前一辅让她帮忙收拾仓库时,\r在仓库里找到的。
「那时候,看到这琴就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弹了一下…」
狭雾用手指拨了一下琴弦。琴声有力却带着淡淡的悲伤,慢慢地消融在淡淡的月色之下。
「我那时才知道在这个世上,有这么美妙的声音」
狭雾静静地聆听着慢慢消失的琴音。
「因为我从没有听过乐曲」
「…嗯」
确实,一般在村里长大的女孩子几乎都没有机会接触到乐器的吧。不过在都城长大的我每当出席酒宴时却总会听到,对于我来说倒是听厌了。
「因此,我向祭司大人请求了。\r 然后,他说反正都是用不着的东西,于是就给我了」
「他说你可以弹吗?」
「是的。…而且你不觉得很可怜吗?」
「可怜?」
「嗯」
「什么啊?」
「这个琴」
狭雾一边说着,一边怜悯地抚摸着琴弦。
「本来能用这么美妙的声音让人心如止水的,\r 但是它却只能在仓库里铺满尘埃,我觉得是非常可怜的」
…这是我所没有的想法。
如果说那是对爱不释手的乐器的迷恋的话,我是理解的。因为,那是与她共度光阴,为她演奏悦耳之音的爱琴。
但是狭雾她,在与这夙愿未了的琴邂逅相遇时,\r却觉得它『很可怜』。
这不是迷恋,而是怜悯之情,不是情义,而是慈悲之心而且是对没有心灵的乐器。
「…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狭雾的感情,渐渐感染了我的心。
「啊,是的。我经常被这么说的」
狭雾苦笑着。
「不,恐怕不是你所想的那种意思」
「不是…吗?」
「…嘛,算了」
…片刻的沉默。
我本想等着狭雾开始弹琴,\r但是狭雾完全没有要弹的样子。
「…不弹了吗?」
「诶?啊,不,要弹了。嗯」
但是狭雾依然是把手指交叉着,不时瞄我一眼。我知道意思了。
「我在这里听着,你会害羞吗?」
「嗯,是的,这也是原因之一…」
「还有什么原因?
「…其实是,我不知道曲子」
我皱着眉头。
「不知道曲子?你刚才,不是在弹着什么曲子吗?」
狭雾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个是,村里的谣曲。能让赖人大人\r 欣赏的名曲,我一首也不知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
不止是琴,乐曲也是靠言传身教才能学会的。自学是奏不出来的。
最初狭雾说没有听过。是因为她弹奏的是,从小就耳熟目染的旋律而已吧。
然而我没有听过用琴弹奏的谣曲。…那个反而让人有兴趣呢。
「那个就可以。弹一下吧」
「诶…」
即使那样,狭雾也在犹豫着,\r片刻后,她像下定决心似地把手放到琴弦上。
「我知道了。那么…」
………
朴素的旋律。
本来,对于我来说,乐曲这种东西,\r是去宴会的时候理所当然听到的,空气般的存在。
我没有一点兴趣,也没有一点感觉。
…狭雾所弹的琴音。
尽管我不知道她的技巧是好是坏,\r但是我至少知道,狭雾的技术并不出众。
她用迟钝的手指弹出结结巴巴的曲调。恐怕她弹奏的方法,也是不正规的吧。
但是,所谓的谣曲,是只要有乐器和奏者就能随便奏出来的,\r对于没想那么多的我来说,那乐曲确实让我吃惊。
高手配瑶琴,便能奏出一流之音。初学者弹相应的琴,就会有相应的声音。
如果有一百人奏琴,就会有一百种声音吧。我突然明白到这点。
我闭起眼睛,静听狭雾的琴声。虽然幼稚而拙劣,但却能让人心如止水。
曲终收拨,我依然闭目欣赏着余韵。
「那个…赖人大人…?」
她是想听一下我的感想吧。狭雾她看着我。
我一语不发,慢慢地张开眼睛。\r然后沉默地走出走廊。
「啊…」
「…让你耳乏了」
狭雾凄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忽然,我心中涌起一丝阴霾。
那是我对狭雾那可嘉的态度的急躁?还是说,是对自己过分地摆架子的愤怒?
「…我可以再来听吗?」
我停了下来,不知不觉中说出那样的话。
「呃…」
在我身后,我听到狭雾惊呆了的声音。我没有等待她的回答,就这样从走廊回去。
「是的!」
与寂静的月夜不相称,她的回答铿锵有力。就算我没有回头,也知道狭雾的表情。
「…这样就,\r 终于能好好地睡觉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再一次抬头望明月,\r回过神来时,心中的阴霾早就消失殆尽了。
「啊咧?怎么了,在这地方」
是狭雾的声音。\r然后,我听到了孩子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糟糕。不能出来了。
「………」
但是刚才的少女,依然沉默着。看来她遵守着我说的话。
「到那边跟大家一起玩吧。好吗?」
我隐藏着气息,偷偷地看着。从这里,只能看到狭雾的腰部附近。
我很担心会不会被孩子们发现。按小孩子的个头,稍微弯下腰就能很容易看到这里。
「………」
少女果然是在犹豫。
但是…\r我总觉得她犹豫的理由并不只是我跟这皮球。
「不行哟,狭雾姐姐」
「诶?」
「这家伙,做什么都太差劲了」
「没错没错。都要我们迁就她」
「你们在说什么啊。大家都要好好相处啊」
我看到红色的裙子靠近少女那边。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
「反正这家伙一个人玩看起来也更开心啊」
「没有那回事。对吧?」
少女依然没变什么也不说。
「呐,别管她了,姐姐」
「不行。大家一起玩吧」
「诶,但是…」
「但是,什么?」
「那家伙,又笨,而且,一起玩的话…」
「又一点都帮不上忙」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气氛变了。…然后在这一瞬间,
啪!
响起一声尖锐的声音。\r我马上爬出来。
小男孩发着呆,按着发红的脸。狭雾咬着牙嘴唇在颤抖,一直盯着他。
发生了什么,马上就知道了。狭雾打了那孩子一巴掌。
「快道歉!向这孩子…向这孩子道歉!」
狭雾又一次举起了手。那孩子缩起一团,紧紧地闭着眼睛。
「狭雾!」
我喊道。狭雾吓了一跳,两肩颤抖着。
「诶…?」
狭雾慢慢地看向我。满眼的愤怒渐渐地恢复平静。
「已经够了,狭雾」
「诶…诶?」
狭雾慌慌忙忙地放下手。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冲动。
「那,那个…」
狭雾慌慌张张的四处张望。畏惧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皮球少女。以及我。
看来她是在理解现在的状况。然后,看来她终于理解了,
「啊…」
「…对,对不起!」
她一边流着豆大的泪珠,一边跑走了。
…晚饭的时候。我试着询问狭雾关于白天看到的堤坝的洞的事。
「说回来,狭雾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那个堤坝啊,好像要放人柱」
「嗯,当然。…这个村子里的人谁都知道哟」
…嘛,也对呢,因为这是这个山村的一件大事呢。让谁做人柱也是一场纠纷吧。
「…那,谁做人柱?」
问了之后,我才发现这话题有点沉重。
「啊,不。没什么好在意的…」
我刚想说不回答也无所谓。但是,狭雾马上就回答了。
「并不是别人哟」
「什么?」
「是我」
(噗)!!
我把刚喝进嘴里的味增汤\r喷了出来。
「赖人大人,弄脏了…」
她是想要出去拿抹布吧。我把打算走出房间的狭雾叫住。
「等,等一下,狭雾…喂…」
「什么?」
「那是,真的吗?」
「那种话题可不能开玩笑呢」
「真的是,真的?」
「赖人大人,是想说我是个骗子吗?」
「不,我不是这意思…」
「是真的哟」
狭雾从容地说着。
「抱歉。我先去拿抹布过来」
「啊…」
「嗯?」
「不,那个…」
我说不出话来。
想问的话像山一样多。但是,我完全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我马上就回来」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狭雾从房间里出去了。
(人柱是什么,那家伙知道的吧?)
我就那样拿着筷子,发呆。
虽然我想收拾心情继续吃饭,\r但是已经食不知味了。
那是个格外安静的夜晚。
我躺在床上,但睡不着。我没有睡意。
(人柱…狭雾…)
结果吃完晚饭后,我自己都已经混乱了,\r所以没有从狭雾那问出什么重要的话。
是幸福呢?还是不幸呢?狭雾很清楚地知道『人柱』是什么。
是村子的女孩们的代表。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决定是她了。
从狭雾那问来的话,也只有这么多了。
虽然我知道必须向她多问点,\r但我也明白到,就算我知道,也没办法。
说不定到了明天,\r就会全都变成恶趣味的玩笑吧。
…一定是那样的。狭雾她是在骗我吧。肯定是那样的。
我那样想着,闭起了眼睛。
(………)
琴声,乘着夜风传来。…但是,我并没有兴致去听。
把孩子们送到了石阶那里后,\r那个拿着皮球的小女孩走了过来,直到刚才都没有能够注意到她。
「姐姐…」
「嗯?怎么了?」
「这个,给你」
小女孩这么说着,把拿着的皮球递向狭雾。
「哎?这个,不是你的宝贝吗?」
「嗯。所以,送给姐姐你。\r 姐姐的话,一定会珍惜的」
「可是,以后不能玩的话不难过吗?」
「嗯嗯,没关系。因为…」
「大家,会陪着我玩的」
「哎…」
小女孩就这样羞答答地跑向石阶那边,\r下阶时突然转过头,
「再见,姐姐!下次再一起玩吧——!」
她这么说着欢快地挥了挥手,\r接着追着同伴们的后面,下石阶而去。
狭雾连挥手告别都没能做到,\r就那样紧紧抱着球,咬紧嘴唇呜咽着。
「……呜…呜…」
泪珠,扑簌扑簌地落在球上。
「赖人…大人…」
「…怎么了?」
「我…现在,是在伤心吗?\r 还是说…是在高兴呢…」
「嗯…就当,是高兴怎么样呢?」
「嗯…好…」
狭雾仰望着天空。
等待着泪水的平静。暂时,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站在那里。
将那只球紧紧地抱在怀里。她的心中,到底在寻思着些什么呢。
不久她慢慢地转向我,
「果然,还是把它当做高兴的事情好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
「是啊…」
「那个,赖人大人」
「怎么了?」
「这只皮球,赖人大人您能不能收下?」
狭雾将怀里抱着的球递向我。
「哈?但是…」
话还没出口我就注意到了自己的愚蠢。对于狭雾来说,就算想要去珍惜,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但是,为什么是我?」
我换了个问题。转交的话,我觉得其实交给一辅也可以。
「我想我的理由大概和那孩子的一样」
「一样…?」
「赖人大人的话,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那,是一定的。这或许比我至今接受任何一件任务都要重要吧。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保管的」
我做好了应有的觉悟,接过了球。
「非常感谢!」
狭雾的眼角还挂着眼泪,在夕阳下闪闪发亮。
然后我们,肩并着肩,\r向着被夕阳染红的院内走去。
我在比往常早很多的时候来到了狭雾的房间,\r狭雾沉默着微笑相迎。
我靠在了狭雾身边,\r依旧倾听着琴声。
不单单是欣赏琴声。还有狭雾抚琴的侧脸。弦上跃动如绢般皙白的指尖。
我试图将这一切印刻在眼底。
「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呢」
狭雾到底还是羞答答的。我并没有在意,继续凝视着她。
不知已经听过了多少曲。我不经意在狭雾的手边,注意到了些异样的东西。
「嗯…?」
一开始,以为不过是错觉。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一看。
「好像…果然…」
确实,这并不是错觉。
琴弦中的一根。那根琴弦有着与众不同的颜色。
原本以为是因为月光的反射,才看上去不同。但是,只有那根琴弦。
那根琴弦,毋庸置疑,闪烁着银色的光辉。
「请问怎么了吗?」
狭雾注意到我形色怪异,\r停下了手。
「啊啊,抱歉。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
我指了下那与众不同的弦。
「那个,为什么只有一根琴弦颜色不同呢?」
「啊啊,这根吗?您注意到了吗?」
狭雾的指尖轻快地抚了下那根琴弦。
「从一开始…仓库里拿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了。\r 为什么只有这一根不同,我也不是很清楚」
「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颜色以外…音色稍许有些不同」
狭雾试着反复弹那根弦和旁边的弦。要是说不同的话确实是,但不说的话完全不会注意到的吧。
「还有就是,赖人大人」
「嗯?什么?」
「这座神社相传宝物,可曾耳闻过」
「神社传下来…啊啊,能够实现愿望什么的东西吧?」
一辅曾经说过的那个吧。最近心烦意乱,便忘得一干二净了。
「是的,没错。关于这个呢…」
狭雾意味深长地笑道。
「到底什么。别装模作样快点说」
「呜呵呵」
狭雾再次抚起了琴弦。
「我在想是不是这把琴呢」
「…哈啊?」
「啊,您不相信是吧?」
「叫我怎么相信,这样的事情…」
「因为,仓库里其他的东西,\r 也只有镰刀啊,铁锹啊,锄头啊,之类的东西了呀」
「能够实现人们的愿望的,\r 果然还是这样美丽的东西比较好吧」
嘛,我想也是如此吧。
「无凭无据的,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吧」
勉强要说有可信度的,\r只有,在仓库里面这一点而已。
「嗯嗯,其实确实如此」
「果然…」
「但是,没关系。\r 我已经决定把这个当做能实现愿望的宝物了」
「而且,就算不是它的话」
这么说着,狭雾弹拨了下琴弦。
「就算藏在了这神社的什么地方,它或许和琴声一起,\r 正在倾听着我的愿望」
这女孩还真是有着各种突发奇想啊。
「…那么,许了什么愿望?」
「哎哎…」
『愿村子的大家,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text_off
不知道为何,像是被狠狠打了一拳的感觉。这不仅仅是个年幼的孩子的愿望。
村子的幸福,也是我们的愿望。狭雾每天晚上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而抚琴的么…
「但是果然,我还是觉得这把琴就是」
「…能够实现愿望的?」
「嗯」
「虽然没办法说清楚…这把琴的音色,\r 像是能够表达出人的爱情和温情一样」
狭雾每每倾吐一句,我的心就凉上一节。
狭雾已经彻悟了一切,\r相反我却为自己什么也做不到而感到羞耻。
对,我一定是在嫉妒这把琴。至少这把琴,给狭雾的心中带去了安详。
「…不巧,我是属于那种一定要眼见为实的人啊」
「哎?」
「爱到底是什么?这种东西我可不知道」
这不过是闹脾气的鬼话。我从心底里开始憎恶自己。
「赖人大人…」
但是狭雾她,看着这样的我静静地笑了,
「您不知道吗?」
这样说着伸出手,轻轻碰触着我的脸颊。
「什,什么…」
感受到她的指尖时我才意识到。
那是我的眼泪。
完全没有意识到,眼中已溢满了泪水。从未有过的惊讶和羞愧,在我的心中同时翻滚着。
「所谓爱…」
狭雾的指尖拭去了我的泪水。\r将它呈现在了我面前。
「…像是这样,温暖的东西」
脑海中,一片空白。
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紧紧地抱住了狭雾。
沙…沙沙…
狭雾缓缓解开和服的带子。寂静笼罩着的房间里,只回荡着衣物的摩擦声。
接着,昏暗的房间里浮现出雪白的胴体。清冷的月光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那个…赖人大人…」
不经意间,正宽着衣的狭雾停了下来。可怜兮兮地望向这边,双目间透露出些许失落。
「怎么了?」
「想必…你是有些失望吧?」
「…你指啥?」
「你能够答应我任性的请求,我真的十分感激…\r 但果然还是…」
「还是…什么?」
「……像我这样一个乡下姑娘的姿色,肯定是入不了赖人大人的法眼的……」
狭雾完全停了下来,缓缓地垂下了头。
(哎,真是的…)
我叹了口气。这家伙还真是天真易懂。
「我说,狭雾啊」
「嗯?」
「害羞了吗?还是说,有点害怕?」
「啊…」
「…两方面都有么?」
「…………」
狭雾默不作声地微微点了点头。纵使自卑,也想拼命打消对我的胆怯吧。
「虽然我不清楚你的想法,但不要这样敷衍我」
「…但是…」
「狭雾,你真的误会我了」
「诶?」
「我并不是出于施舍和同情才想和你在一起的」
的确,表面上是狭雾渴求着我的爱,但在我的脑海里,\r早已没有什么事物能左右我『定要和她厮守』的意志。
我想告诉她没有必要再顾虑那么多了。
「诶…那这是为什么?」
狭雾显得有些不解。我苦笑着。
「需要问么,这种问题…」
「哦…」
「听好了,狭雾」
「嗯」
「我想抱你」
「诶…」
欲言又止的狭雾屏住了呼吸。湿润的双目低垂下来。
「说谎…」
「你觉得我是在说谎么?」
「那个…但是,像我这样的…」
「要是不明白的话,再让我解释多少遍也我会说给你听」
「赖人大人…」
「你身心俱美\r 我打心底里喜欢这样的你」
狭雾注视着我,眼神中混杂着困惑和惊讶,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感情。但是,结果好像还是死了心的样子,
「赖人大人,好坏」
她静静地,那样说道。
「我是个笨蛋…所以信不过我是吧…」
我什么也没说,蓦地一个起身,将狭雾拥入怀中。
「啊…」
和服轻轻地滑落在榻榻米上。我轻抚着狭雾垂柳般的柔发。
褪去装束的狭雾的胴体,\r娇小可人,甚是惹人怜爱。
我把手搭上狭雾的双肩,慢慢靠近她的脸庞,\r紧紧地吻了上去。
「嗯…」
一边吻着,手熟练地从两肩向手臂滑去、\r握住微涨的酥胸。
「啊…唔…」
我一松开紧贴着的嘴唇,狭雾就发出了销魂的声音。我剩下的一只手来回抚摸着她的脖颈,再次吻了上去。
握着酥胸的手好像别的生物一样,沉溺于那一抹温柔之中。就在指尖轻触到尖端的一瞬
「嗯…唔…」
狭雾好像要说些什么。我试着用手指紧紧地捏了一下。
「啊啊!讨厌…啊…」
她的胴体像弓弦一般剧烈地颤动着。我仍然贪婪地吻着她的唇。
接着,我松开嘴,把脸凑近狭雾的胸部,\r舌头慢慢地舔过去。
「啊啊…不…怎么会…」
就像含着糖果一样,舌头不断地玩味着乳首。\r偶尔也轻轻地咬几下。
「呃…啊啊…」
「痛么?」
「不,不是的…但是,那个…赖人大人」
「嗯?」
「一般,那个…都是那样做的吗?」
狭雾脸上显现出困惑的表情。那种事…倒是从来没被刻意地提及过。
「很甜哦,狭雾」
「诶?」
「好戏现在才开始呢。做好觉悟吧!」
「是,是这样啊?」
我再度埋首于狭雾的双峰间,\r比刚才更激烈地开始猛吸起来。
「啊啊!唔…」
进攻胸部的工作就交给嘴巴和舌头了。手进一步往下游走,一下子滑入了狭雾的股间。
「啊!?~」
由于惊诧而紧闭的双腿,将手夹地死死的。我好不容易活动起指尖,开始刺激她的敏感部位。
「啊…那…那里……」
那里已经湿透了。手指搅来搅去之间,黏黏的液体发出的声响回荡在房间之中。
「听见了吗?狭雾」
「什…说什么啊……我不清楚……」
狭雾害羞地将脸转向一边。接着,手指对着缝隙的开合处钻了进去。
「嗯啊…不…啊啊…」
紧紧缠着手的双腿顿时不给力了。重获自由的手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势。
「哈啊…」
「狭雾,感觉怎样?」
「不,不知道…什么都…唔嗯…」
在缝隙之中,我隐约感到有个小小的突起物渐渐肿胀开来。我恶作剧似的故意戳了好几次。
「哈…啊,啊…」
一边戳着,狭雾好像痉挛了一样全身颤动着。伴着急促的喘息,胸部一上一下剧烈地起伏着。
我掂了掂指尖,确认了湿度。她好像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迎我而入了。
「已经可以了吗?狭雾」
「诶…?啊,是的…」
虽然她还什么都不知道而显得很不安,\r我搂住狭雾的腰,脱下自己的和服。
将亢奋的连自己都感到吃惊的那玩意贴上狭雾的身体。感受到她身体的热度的瞬间,脑海里最后的一点良知也泯灭了。
一鼓作气,突入了狭雾的体内。
「啊啊啊!!疼…好疼…」
突入时感到了片刻的抵抗。狭雾痛苦地紧蹙娥眉。
但是,我已经抵挡不住高涨的欲望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腰自顾自地动了起来。
「狭雾…对不起」
「呃…嗯…什,什么事啊…?」
「我也真是不知分寸…一点也没想到你会这么辛苦」
虽然一边这么说着,下半身对于狭雾的攻势却没停下。我本能地渴求着,完全脱离自身意志的控制。
「嗯,啊…没,没事的…赖人…大…」
「你…」
「赖人大人…请尽情地…啊啊…」
当我到达缠得最紧处的时候,\r狭雾痛苦地高叫道。
「我…真的…没关系的…所以…唔嗯!」
「狭雾…!」
狭雾的话语越发地使我亢奋起来。膨胀的硬物给狭雾带来了更强烈的刺激。
「呵,呵…啊啊…赖人大…」
「狭雾…呃…」
狭雾滚烫的体温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快感,不遗余力地将我引向极限。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人,倒不如说是我。
看来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但是,狭雾貌似也快接近极限的样子。
「赖,赖人大人…我,快…快…嗯嗯…」
「啊,我也是…」
「啊,啊唔,嗯,嗯…赖,赖人…大…」
「狭雾…狭雾…」
终于,我到达亢奋的顶点的时候,
狭雾的身体也大幅度地向后仰去。
「呃…」
「啊啊,啊啊啊啊-------!!」
天气晴朗,连声音也特别响亮。\r我的招呼声今天也在餐馆内回响着。
我的名字是佐佐井朝奈。\r在这家名为『佐佐井亭』的自家经营的西式餐馆内工作。
「呦,朝奈。又来了哦」
「非常感谢您长期以来的关照!」
现在是白天最忙的时间。\r但是,忙碌是幸福的象征。
;setwindow 0,400,35,20,21,21,0,1,1,1,1,#ffffff,0,0,639,479 ;高嶋専用
爸爸和妈妈在很久以前就死了,虽然很艰难困苦,\r但姐姐和我两个人拼命地打理着父母留下的这家餐馆。
「朝奈,麻烦把这个送去14号」
「是!」
我引以为豪的姐姐叫佐佐井夕奈\r长得漂亮又沉着,我也想成为姐姐那样。
「夕奈,今天的菜很好吃哟」
「谢谢您,欢迎您下次再来」
姐姐原来只是负责招待客人的,\r但是,因为爸爸死了,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情况也不一样了。
在没厨师的佐佐井亭里,姐姐不仅要身兼着女厨师的职责,\r还要做着一直以来招待客人的工作。
「朝奈,去给需要的餐桌加好水」
「好的,姐姐」
「……朝奈,在营业时间里,应该叫店长吧」
「啊,对,对不起,店长」
「知道就好,那快点去吧」
「是!」
工作中的姐姐是很严厉的。\r但是,因为想成为像姐姐那样的人,我一直注视着姐姐。
现在跟姐姐的差距还是很大很大,所以我要更加努力……\r就算只是一点点也好,也想给一直操劳过度的姐姐减轻负担。
虽然我这决心每次都落空,\r但我每天都毫不气馁,精神饱满地工作。
我的长处就只有干劲十足,只要有干劲的话,总有一天会……\r是啊,总有一天会来的,我通过努力成功的那一天会来的。
然后,我和夕奈一起,来到了后门。\r从表情上看不出夕奈现在有什么的感情,只看得出她现在很沉着。
气氛和应酬都说不上是好地方的后门,\r或许是在象征着今后的情况吧。
「……朝奈?」
看见朝奈,夕奈她皱起了眉头。\r她已经,连在我面前都不打算隐藏那明显的憎恨了。
「姐姐……」
「抱歉,我没有打算欺骗夕奈你的……」
在夕奈看来,会感觉被骗了也不奇怪。\r但是,我也好朝奈也好,都没打算骗她。
「其实……」
「嗯?」
「其实,我没觉得被欺骗了」
「哎,那么……?」
「别误会哟!\r 因为我是想着,反正肯定是那样」
夕奈的斥责给了朝奈深深的打击。\r朝奈反射性地缩了缩身体。
「抱歉,夕奈。我――」
「昨天你去志朗那里打扰人家了吗,朝奈?」
夕奈像是无视我的存在一样,\r冷漠地向朝奈问道。
「呃,嗯……」
「那么……朝奈?」
「是,是的」
「……你被志朗抱过了?」
「哎?」
那是很直接的问题。\r太直接了,连朝奈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朝奈?\r 那种程度的事,猪头的你都知道吧?」
「那,那个……」
「她昨天只是在我的房间里住了一晚而已。\r 我没有对朝奈干别的」
我至今很礼貌的口吻,也都一下子消失了。\r眼看着夕奈面貌的改变,我的态度也改变了。
「是吗……真可怜呢,朝奈。\r 志朗说连抱你的价值都没有……」
「…………」
朝奈低下了头。\r没有抱她这是事实,但是理由双方都理解了。
「没那回事……朝奈」
「志朗?」
「我总有一天会抱朝奈的。\r 只是,那一天并不是昨天而已」
没错,两人在一起,互相爱慕的话,\r什么时候都能拥抱。
但是,现在有比那更重要的事。\r我把那件重要的事,告诉了夕奈。
「夕奈,你能够原谅朝奈吗?」
「……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r 但愿,你们姐妹能够像以前一样要好……」
「不可能的。就算志朗你怎么求我,只有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朝奈她践踏过我。\r 她把一生都洗不掉的黑,抹在了我身上!」
夕奈那样吐骂着。\r的确,朝奈或许背叛了她的信任。
「那是指,银色的丝带……?」
「哎?」
「我从朝奈那都听说了。\r 银色的丝带的事,还有,前天发生的事……」
「…………」
夕奈低下了头,狰狞地咬牙切齿。\r她那或许并不是单纯的愤怒。
「所以,我不否定你的感受。\r 会对朝奈感到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为什么!?\r 为什么你知道了还叫我原谅朝奈!?」
「我没有叫你无条件原谅她。\r 作为条件,我会把这个给你……」
我那样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r毫无疑问,那是朝奈托付给我的那块白色的玉石。
「这块玉石怎么了……?」
「夕奈不知道这块玉石吗?」
「不……不知道」
「这是,朝奈小心地保存着的妈妈的遗物,\r 那件项链的玉石」
「你说什么!?」
「遗物是白色玉石的项链。\r 把那条丝带跟这块玉石结合的话,就会变成最初的那件项链了」
「怎,怎么会……我没听说过,这种事!」
「所以,仅仅是关于这件事,\r 就值得责怪朝奈」
「那,那么,那这条丝带呢……?」
「朝奈也肯定说过了。\r 那条丝带没有实现愿望的灵力。也就是说是那样」
「这东西……没有灵力?不过,我用这个实现愿望……」
「能够实现愿望的灵力,只有那块玉石拥有。\r 夕奈所持有的……,那条银色的丝带,没有那种灵力」
「怎么会……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的」
「那么,我现在就在这里证明给你看……」
我拿出那块白色的玉石。\r紧紧地握在手里,向它许愿。
「希望夕奈能够原谅朝奈……」
愿望一定能够实现的。\r至少,我相信着这块玉石,相信着朝奈所说的话。
「没错。这就是……志朗的愿望……」
夕奈轻声地细语。\r那温柔的口吻,足以让我相信奇迹。
「那么,这次轮到我了……」
「哎?」
她噗嗤一笑。\r她那是,根本不相信奇迹的,目中无人的奸笑。
夕奈把银色的丝带握在手里。\r握着那毫无灵力的银色的丝带。
但是,夕奈丝毫没有怀疑。\r和我一样地,深深地对它许愿。
「大家都去死吧!志朗也是,朝奈也是!」
「姐姐!」
随着一声呼喊,夕奈跳了起来。\r她跳的方向是……她妹妹朝奈那里。
「朝奈!!」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夕奈不知何时把短刀拿在了手上。\r慢慢地,像是慢镜头一样往朝奈刺去。
「住手,夕奈!」
朝奈的衣服上开出一朵血色的鲜红的花。\r我为了阻止它扩散,急忙伸出手去。
但是――
「啊啊啊啊!」
夕奈迅速地拔出短刀。\r然后用拔出来的刀,顺势刺向我。
;■ここ、一枚絵(パターンA)
「永别了,志朗……」
我感觉到腹部一热。\r一看,和朝奈一样,我也开了一朵赤红的花。
「夕,夕奈」
「我的愿望,实现了……」
夕奈微微地笑着。\r但是,那笑容没有刚才的愉悦。
「之后,志朗也……」
「……哎?」
「志朗的愿望也实现了呢……」
「那,那是……怎么回事……?」
「我原谅朝奈。\r 因为她已经和我分居异界了……」
我的眼睛渐渐看不清楚了。耳朵也听不见了。\r两脚没力,看起来快要倒下了――
;■一枚絵(パターンB)
「永别了,志朗……。\r 我……我初恋的人……」
我感觉到被抱着。\r临死的我,被夕奈抱在胸怀里。
然后,我那模糊地眼睛在临终前看到的……或许就是夕奈真正的样子。
「妈妈……」
悄悄地打开柜子,取出小装饰盒。\r一打开盒子,里面有个镶嵌着白色石头的银项链。
「要是为了姐姐的话,妈妈也会同意这么做的吧?」
这个镶着白色石头的项链是妈妈的遗物。\r连姐姐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只属于我的宝物。
「但是,这项链……」
在给我项链的时候,妈妈对我说过的话,\r那些话至今也是我非常宝贵的回忆,一直在我心里珍藏着。
「朝奈、朝奈、给你一个好东西哟」
「诶,什么什么,妈妈?」
「你看这个,很漂亮吧?」
妈妈给我看的是一个镶嵌着白色石头的项链。\r被银色绳子穿过的石头,光溜溜的,看上去很漂亮。
「嗯,漂亮」
「但是这个呢,不仅仅是漂亮哟。\r 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哦」
「不可思议的力量?那是什么啊,妈妈?」
「呵呵,朝奈认为是什么呢?」
「唔—能让餐馆生意兴隆的」
「可惜了可惜了。虽然没猜中,但也很接近了哟」
「那么正确答案呢?」
「这个呢,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
「无论什么?」
「是啊。所以如果许愿让餐馆生意兴隆的话,\r 那从明天开始客人一定会络绎不绝的」
妈妈温柔地笑着说。\r妈妈总是给我这么温柔的笑容。
「那么,马上就这样许愿吧,妈妈!」
「不行哟,朝奈」
「诶,为什么啊?」
「现在客人不也是有很多吗。\r 如果再来更多客人的话,做菜的爸爸会很辛苦的吧?」
「唔-,虽然是这样……但是爸爸一定会高兴的啊。\r 爸爸呢,很喜欢客人那满意的表情呢」
「是啊。爸爸的性格就是这样呢」
「嗯,所以为了爸爸--」
「但是,还是不行哟,朝奈」
「为什么啊?」
「靠厨艺以外的手段即使把客人叫来了,爸爸也不会高兴的」
「虽然是这样……可是……」
「现在爸爸所拥有的,都是靠自己拼命努力得来的。\r 而且妈妈也喜欢那样一心一意的爸爸」
妈妈眯着眼睛笑着说道。\r妈妈的声音深深刻入我的心中,温柔的在我耳边回响着。
我也感受到了妈妈对爸爸的爱情。\r那就像是与父亲恋爱的回忆。
「所以说呢,最后想要实现什么愿望的话,\r 人自身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明白了吗,朝奈?」
「嗯,明白了。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把这项链……?」
「要是朝奈的话,即使不用这个也能将自己的愿望\r 好好地实现的吧?」
「嗯」
「朝奈要是能够理解这些话的话,这项链就给你,\r 妈妈一直这么想的」
「是这样啊……」
「所以这项链,可以收下吗?」
「当然」
「那么,给你……把这项链当成妈妈一般,要好好珍惜哦」
「嗯」
轻轻地放到我的手上。\r光滑石头的触感冷冷的舒服极了。
「那么,给你了哟」
「谢谢,妈妈。可是……」
「嗯?怎么了啊?」
「这个,绝对不能用吗?」
「不,也不是说绝对不能。\r 如果遇到即使靠自己的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就使用它吧」
「比如说呢?」
「是啊……比如说,夕奈姐姐最重要的事情之类的。\r 如果是你自己的事情的话,朝奈会很轻易就拿出来用的吧?」
「也许会呢。那么,要是遇到那样的情况的话就让我用吧」
「真是好孩子呢,朝奈……」
妈妈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头。\r我慢慢闭上眼睛,感觉着那份温暖。
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小,\r连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做都没有感到奇怪。
然后过了一阵子,我流下了后悔的眼泪。\r妈妈一病不起,那项链原来是妈妈留给我的遗物。
在葬礼上,我责备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妈妈的病情。\r要是能察觉到的话,明明可以使用项链的力量治好妈妈的……
「但是,妈妈为什么不使用这个项链的力量\r 来治好自己的病呢……?」
一直盯着项链那白色的石头。\r但是,即使盯着看也什么也都不明白。
「我一直按妈妈说的那样,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使用……\r 但是为了重要的姐姐的话,就让我使用吧」
于是我握着银色的绳子把白色的石头举到眼前,\r我向着那石头祈祷着。
「……请让姐姐邂逅到好男人吧。\r 拜托了…………妈妈…………」
我诚恳地一次又一次祈祷着。\r希望在天国的妈妈可以听到我的愿望。
「朝奈!客人要回去了哟!」
「啊,好的,我现在来!」
朝奈朝气蓬勃地应答着,往这边过来。\r看着她那样,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抱歉,要你特地来送我……」
「不,志朗是贵客,当然要送啦」
「哈,哈哈……」
这也已经太迟了。\r我铁定要在这等朝奈过来送我了。
但是,那时候,一阵轻声的尖叫传到我的耳朵。
「呀!」
我定睛一看,怀中抱满碗筷的夕奈的身体倾斜着快要跌倒了。\r那简直就像昨天的事再现眼前一样。
「危险!」
我马上伸出手臂,抓住夕奈。\r夕奈勉强没有跌倒。
「那,那个……非常感谢你,志朗」
「不,比起那个,你没有受伤吧?」
「托你的福,我没事。不过……」
夕奈在含混其词。\r我一看,发现几张碟子被打碎了。
「啊,碟子……」
「不过,那也没办法。\r 刚才那样的话,我跌倒也会摔碎它们的」
夕奈笑着那样说道。\r那是没有伪装的微笑。
「总之,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r 所以收拾碎片这些小事,就让我帮忙吧」
「抱歉,要麻烦到你……」
然后我和夕奈两人开始把散落在地板上的碎片收集起来。\r但是,弯下了腰的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些东西。
「啊,朝奈……?」
「…………」
朝奈坐在很难发现的一角。\r然后我的视线一发现她,她就急忙默不作声地移开视线。
我有种奇怪的预感,于是便站起来往朝奈那边走去。\r她缩了缩身体,白费力气地想要躲起来。
「朝奈,到底……?」
「我没什么事!\r 所以请志朗你去帮姐姐忙吧!」
朝奈大声喊道。\r她像是想要隐藏什么似的。
仔细一看,朝奈她拼命地按住脚。\r但是,遮掩不住的东西渗透了出来。
「等等,给我看看!」
「不行!!」
朝奈保护着脚,不让我看。\r但是,我已经知道她藏不住了。
「那是……血吧?你,受伤了吗?」
「没,没有。那是志朗你的错觉」
「不过,这不是不断地在涌出来吗。\r 好了快给我看看!」
然后我搬开朝奈的手。\r雪白的小腿上被划破了一道伤口,流着血。
「刚才的碎片飞到你的腿上来了吗?」
「…………」
明白到已经暴露了后,她无言以对。\r我从怀中拿出一条手巾,圈在了朝奈的脚上。
「这是很严重的伤口啊。我之前的伤远比不上。\r 听好了朝奈,一会儿要好好接受治疗啊」
「…………」
「怎么不说话。没办法,我抱你去吧」
我用手环抱着沉默无言的朝奈,\r把她抱了起来。
「哎!?」
我突然抱起她来,朝奈惊叫了一下。\r但是,我不打算理会她的反对。
「那,那个,志朗……」
「…………」
「那个,我,没事的――」
「夕奈,朝奈的房间在哪里!?」
「啊,是的!」
我完全无视朝奈说的话,\r向近处的夕奈大声问道。
夕奈也像是明白到发生了大事似的。\r二话不说,慌忙地带我到房间。
朝奈在自己的房间里,接受着夕奈的治疗。\r我并没有回去,而是一直看着她。
「不过……为什么你要隐藏起来啊,朝奈?」
我不明白其中的原因。\r我觉得朝奈她对我隐藏伤势也毫无意义。
现在朝奈的脸色也不好,估计是被非常激烈的疼痛侵扰着吧。\r但是,她从刚才开始完全没有打算开口说话。
「朝奈,志朗在问你啊。\r 不要默不作声,说点什么好吗?」
「夕奈,不用勉强她……」
夕奈的声音始终那么地严厉。\r对受了伤的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不过,给志朗你添了麻烦――」
「我本不想添麻烦的……」
在夕奈的声调变高的时候,\r朝奈低声细语地打断了她的话。
「朝奈……」
「我,总是在添麻烦,\r 昨天也是让志朗帮了我,所以……」
那是很孩子气的话。\r但是,正因如此所以才有真实的味道。
就像是小孩子害怕自己的失败被人发现,\r而将其隐瞒起来一样。
「那种事,不必那么在意啊。\r 像朝奈这样的女孩,也值得让人帮」
「不,不过……」
「能够守护女孩的男人才有出息。\r 我真的是那样想的」
实际上,有可以依赖的人会使人安心,\r同样的,被人依赖也会让安心。
或许那只是自我满足。\r但是,我希望像朝奈那样的女孩能够那样想。
「什么都做不到也没关系。只是在身旁笑着就足够了。\r 然后男人会将那笑容变成力量去战斗……」
我轻轻地拿起旁边的绷带,\r代替沉默地听着的夕奈,开始包扎。
「朝奈经常说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呢。\r 不过,那是你自己很大的误会哟」
「哎……?」
「大家都是为了看到朝奈的笑脸而来到店里的。\r 为了自己必须面对的事而追求着坚强……」
「那么,姐姐的料理呢……?」
「这两件事不是一回事哦。虽然夕奈的料理很美味这是事实。\r 不过,我不认为佐佐井亭的魅力只有那一点」
没错,我说得很清楚了。\r我感觉到我对自己心中的迷茫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也不认为那完全正确。\r但是,能够回答出来,就有路可走,这是肯定的。
「志朗……」
朝奈轻声地叫了一下我的名字。\r而我却只是,继续温柔地包扎着她的腿。
「…………」
打烊后,这种时候又来了。\r明明以前很欢乐的,现在却感到沉重的苦闷。
「姐姐今天不会来吧……?」
从那之后,我和姐姐之间就没说过话。\r然后明明她平时都会很快就来这的,但今天又没来。
一方面,我害怕她不来的话我们之间就完全断绝了关系,\r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害怕被她那种骇人的眼神看着。
但是,不久,我的烦恼便得出了结论。\r轻声地出现的,正是夕奈姐姐。
「啊,姐姐……」
「……今天也累死了,朝奈」
姐姐一脸非常憔悴的样子。\r其中的理由不言而喻。
「姐,姐姐,那个――」
「看到姐姐这么累你什么话都不会说吗?\r 我可不记得我有个不会说些犒劳的话的妹妹」
「啊,辛,辛苦了,姐姐。\r 今天也有很多客人呢」
我慌忙地说些犒劳的话。\r不过,姐姐一点都没稍微安乐下来的样子。
「是呢。不过平时都是这样的……」
「因,因为姐姐做的菜好吃呢。\r 这样,我们也一定――」
「不是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你身上吗,朝奈?」
「怎,怎么会……」
「没事啊,其实。反正你笑得又确实很可爱。\r 跟板着脸的我不同呢」
「姐姐……」
姐姐说什么都是带有讽刺的。\r她的话字字带刺,不断地刺伤我的心。
「我很羡慕你哟。\r 就算什么都不会,就算不努力,周围的人都会疼爱你」
「没,没那回事……」
「那么,你努力过什么了,朝奈?\r 无论我怎么教导你你也一点不放心上……」
「……对不起。不过我……」
「借口是没用的。你不认为结果就是一切吗?」
「…………」
「每天都重复着失败,我就要让你承担后果。\r 就算我自己有工作在身也一样」
一谈到工作上的事我就无从反驳了。\r我只能沉默地听着姐姐的抱怨。
姐姐所说的确实是事实,\r那某种意义上是姐姐的温柔给予我的饶恕。
但是现在,在骄纵我的同时也在坚守着的东西\r估计已经毫无悬念地被消灭了吧。
「朝奈,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累吗?」
「……不知道」
「快回答我,朝奈!」
「不,不过……」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知道吗……?」
事实很明显。\r但是一旦说出来了就无法挽回了。
姐姐的问题狡猾地愚弄着我。\r就像是仅仅是为愚弄我而提问似的。
「你回答不出来的话就让姐姐我告诉你吧。\r 那是因为,你很无能啊,朝奈」
「…………」
「对我来说,亲人就只剩你一个了。\r 所以,能够相信和托付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了。但你却……」
「姐姐……」
姐姐的样子,稍微变了。\r刚才还是很严厉的,现在却突然变得很柔弱。
我没有被姐姐的不安定的精神状态牵着鼻子走,\r只是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
「无论我如何教导你,你都摆出一副装作不知的样子。\r 至少你能够正常地接待客人的话,我也能够专心做菜的」
「对,对不起……」
「道歉的话就用行动来表示怎样,朝奈?」
「呃,呃……」
「……一点都帮不上忙反而扯我后腿。\r 然后还傻傻地笑着,惹客人的疼爱……」
「…………」
「佐佐井亭到底什么时候沦落成那种店的!?\r 我们父亲遗留给我们的店居然是这样的店!?」
「那,那是……」
「父亲呢,是以料理的味道立店的啊。\r 仅靠美味的料理就让店里客似云来了。知道吗?」
「知,知道。我也――」
「别说得像你真的知道那样!!\r 朝奈,你是在当我是笨蛋吧,不是吗!?」
「我,我怎么会那样……」
「不,肯定是的。\r 因为我的料理远不及父亲的味道好,所以你才摆出那种态度吧」
「不,不是……你误会了,姐姐……」
「那么,为什么你要做到那种份上去勾引客人?\r 其实你不用献媚,大家觉得菜好吃的话都会继续来的啊」
「虽,虽然是那样,不过……」
「不过你个头!\r 你也发现了吧,又不是小孩子」
「发,发现什么……?」
「我们的客人啊。明显男女比例相差很大。\r 然后来的男性客人,大家都用下流的眼神看着你……」
「怎,怎么会……这不是真的……」
「是真的哟。不信的话,你明天确实一下吧。\r 还是说,你是指我所说的一点都不值得相信吗!?」
「我,我相信啊。我一直都很尊敬姐姐――」
「别笑死我了。尊敬我?\r 尊敬我的话又不见你用好点的态度对我?」
「…………」
「那也肯定是为了骗取志朗的作战呢。\r 伪装成仰慕姐姐的妹妹……」
「姐,姐姐……」
……真可悲。\r我真不想从姐姐的口中听到那样的话。
我一直都很仰慕姐姐的,\r我不希望那被说成是演技。
姐姐第一次提及了志朗的名字。\r仅是那名字,就集结着姐姐浓厚的感情。
开玩笑的吧?说回来,现在充满着想一笑了之都不行的气氛,\r我能够忍着没哭出来也已经是尽力了。
「而且你还故意在志朗的眼前倒下受伤。\r 把我当笨蛋你很高兴吗?」
「那,那不是故意的……」
「我在问你是不是把我当笨蛋你很高兴啊,朝奈!\r 回答我!」
「不,不高兴!」
「那你是想怎样啊……\r 把我跟那人拉在一起,然后……」
「……那,那是……对不起……」
「是呢……是那样呢,朝奈。\r 你是在耍我吧?肯定是的」
「哎?」
「想看平时很冷静的姐姐露出困惑的表情,\r 所以你才捣鬼的吧?」
「困,困惑的表情……」
「先让我喜欢上志朗,之后再把他的心夺走,\r 最后就说『笨蛋上当啦』这样嘲笑我是吧?」
「那,那是……」
「怎么样,朝奈?」
姐姐逼问着我。\r但是,我觉得无论我怎样回答都会惹她生气,所以不由得蜷缩了一下。
毫无办法的我――
;"■被姐姐的气势压倒而点头",*s3_5_1,
;"■顽强地否定",*s3_5_2
#text_off
「没,没有那回事啊」
就算姐姐怎么恐怖,我也不会承认跟事实相反的事。\r我顽强地否定着姐姐的质疑。
不过,姐姐当然不承认,\r而且继续逼问着我。
「那么,是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吧」
「其实,我根本没打算那样的……」
「你是说你没打算那样?」
「我,我没恶意的啊。不过……」
不过,在姐姐的眼里或许就看成是那样。\r客观上看的话,我是在玩弄着姐姐的感情。
所以就算我怎么否定,\r看起来也只是在掩盖事实。
「不过,接下来呢?」
「……对不起」
「你说对不起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啊。说具体一点」
「我……确实是玩弄了姐姐的感情……」
「是吗……」
然后,沉默了片刻。\r我受不住这凝重的气氛,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不过,姐姐只是在沉思着,默不作声。\r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边拍着我的肩膀边笑着。
「嗯,嗯……」
我被姐姐不容分说的气势压倒,\r就那样紧张地点了点头。
然后姐姐就边拍着我的肩膀边笑着。
「啊哈哈哈哈,是呢,就是这样呢!」
「呃,嗯……对,对不起,姐姐――」
「你这叛徒」
「…………」
明明刚才还在笑着的,但姐姐突然一变,\r她的视线如寒箭一般刺穿了我的心脏。
她那轻声细语,比起至今的任何话语都沉重,\r告知着我已经陷入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叛徒是不能饶恕的。没错,绝对不能……」
「姐,姐……姐……」
「我和志朗是相亲相爱的哟。\r 这是从那一刻开始就命中注定了的。知道吧?」
「啊,嗯……」
「就算你之前是开玩笑的我也不允许你再接近志朗了哟。\r 因为你自己说要撮合我跟志朗的」
「知,知道了,姐姐……」
「总之我先相信你。\r 怎么说你是我可爱的妹妹呢,朝奈」
「嗯,嗯……」
我被姐姐那种骇人的语气压倒,\r已经变成了只会点头的木偶了。
要是在这里说些反对的话,\r不用想都会知道会变成怎样。
姐姐对着如惊弓之鸟般的我,\r满足地奸笑着。
结果,我似乎暂时只能一切遵从着姐姐了。
「很懂事呢,真是个好孩子,朝奈。\r 那么,明天也要早起,我要回房间了……」
「嗯,嗯,晚安,姐姐」
「不过,最后我还是有点在意」
「哎!?」
姐姐那样说着,缓缓地把手伸到我的脚上。\r我被吓到了,但还是任凭姐姐继续。
「明明血都已经止住了,绷带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实际上也很碍眼」
「姐,姐姐!?」
「如果伤口再裂开的话,下次我会给你包扎的。\r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姐姐嘛,朝奈」
「啊,啊……!」
姐姐粗暴地剥去绑在我脚上的绷带。\r虽然确实已经不怎么痛了……但我的心却发出了哀嚎。
;朝奈の部屋
「志朗跟你是毫无关系的外人哟,朝奈。知道了?」
「嗯,嗯」
「让毫不相干的外人给你治疗,\r 就算别人原谅你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啊,啊……疼!」
「不疼!」
「啊,嗯!」
凝固了的血也被强行地剥去了。\r虽然伤口没有裂开,但是我也在喊疼。
但是,我的哀鸣姐姐并不相信。\r让人会想她是不是在否定伤口那事。
「……这样就好了。如果再出血的话就告诉我吧」
「嗯,嗯……」
「真是的,真是个麻烦的妹妹呢。\r 不过或许正因这样才可爱……」
「对,对不起,我总是添麻烦」
「无所谓啊。因为那是姐姐我的义务」
「不过……」
「我说无所谓啊!\r 倒是你,学学干活吧。知道没!?」
「嗯,嗯!」
然后到现在,我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约定的地点。\r接着只要等朝奈来到就好。
;裏口夜
「差不多……了吧?」
我没有奇怪的意思,只是期待着这次的商议。\r因为我想这是让朝奈改变奇怪的样子的一个好机会吧。
初次见面时的朝奈是精神饱满充满阳光气息,\r充满生命力的。
但是,渐渐地她失去了生气,现在连微笑也忘记了。\r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并不是她自己想要变成这样的。
「啊,志朗,让你久等了……」
时间不大,朝奈终于来到了。\r我用柔和的表情慰劳她。
「不不,比起那个,朝奈,你工作到这么迟辛苦了」
「谢谢,为了我……」
「我说过的吧,不要说这样的话?」
「是的。但是,果然因为我是什么都做不好的笨蛋……」
「…………」
我很别扭地闭上了嘴。\r因为之前是不会听到朝奈说出这样的台词的。
然后朝奈很快就注意到我的变化,\r马上低下头道歉。
「啊,对不起。我,果然……」
「不。比起那个,有什么事吗?」
「嗯,我,对你有个请求……」
「请求?」
「是的。我想让志朗能收下一个东西。\r 虽然我想恐怕会让你困扰……」
「只要是朝奈送的礼物,我都不会觉得困扰的哟」
「不,我很清楚会让你困扰的。\r 所以,事先这样跟你……」
「原来如此。那,那是什么东西?」
我的表情紧张起来。\r朝奈的态度说明这明显不仅仅是礼物。
「这个……」
「这个是……项链?」
朝奈给我看到的,\r是条随处可见的朴素的项链。
那是一条由银色的线穿着白色的光滑的石头做成的项链。\r不是特别的贵重,只是普通的项链。
「是的。这个,是我母亲的遗物。\r 是母亲临终前把这个给我的」
「你母亲的遗物啊……但是那么重要的东西,\r 给了我可以吗?」
「因为是志朗。如果是志朗的话,就能正确地使用它……\r 嗯,因为我想不需要使用……」
「使用?不太懂你说什么」
「这个里面有特别的力量。\r 能够实现人的愿望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然后朝奈把关于从母亲里得到这个遗物的过程\r简单地跟我说明了。
但是,虽然这很好,\r然而我觉得跟给我这个没有联系。
;裏口2
「原来如此啊。但是,把这个给我的理由是——」
「这是接下来的话。\r 虽然不能全都说出来……」
「知道了。在能说的范围内就好」
「我为了忙碌的姐姐做什么都行。\r 因此,这个项链拜托了……」
「因此?」
「项链已经完成了我的愿望。\r 但是,不知是不是许愿的方法错了总之没能变成我所希望的那样」
「……那么怎么一回事?」
「因为是关于姐姐的私人问题所以不能详细地说出来。\r 但是,最近姐姐的不高兴,也有那件事的原因」
「这样啊……」
那么谜团渐渐解开了。\r朝奈一直在自责,就是这个原因吧。
「但是,夕奈知道这条项链的事吗?」
「不,她不知道。甚至连项链的存在,我想她也不知道。\r 因为只是我和母亲之间的秘密」
「原来如此。但是,我还是不知道啊。\r 那么为什么要给我这个东西?」
「…………」
「朝奈?」
「对不起,我,可能马上就要不在了。\r 所以,在找一个能代替我拥有这个东西的人,因此――」
「确实把这个给现在的夕奈会让她不安啊。\r 但是,不在是什么意思?她要把你送给人吗?」
「……不是。不在,就是字面那样的意思」
「…………」
「我想,我很快就会被姐姐杀掉,\r 那样我就死了。所以——」
「什么!?」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真没想到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因为她经常说着,杀了你,去死吧这样的话」
「这样就好。因为这只是我自己失败的责任来的。\r 都怪我,姐姐才会变成这样」
「朝奈……」
「请别在意,这不应该是志朗的错。\r 如果我死了,姐姐就会变回原来的姐姐了」
对这个少女来说,自己的生命是无足轻重的吧。\r我还是第一次见对自己的死还能这么带着这么开朗的笑容的人。
「但是,那么,朝奈的幸福……」
「已经,得到了很多了。\r 虽然不能说无怨无悔,但是这样活下去太辛苦了」
「……不这样做不行了吗?」
「嗯,大概吧。\r 所以我想趁活着的时候,把这个拜托给志朗你保管」
「如果只是保管的话就交给我吧。但是,以后肯定会归还的」
「那样就好」
「……知道了。那么……」
我突然想到,然后把项链的银线从石头中拿出来。\r然后把银线交给朝奈然后说。
;裏口夜
「我只保管有这个力量的玉石。\r 然后银线作为母亲的遗物由朝奈拿着吧」
「……是,谢谢你,志朗」
「玉石在事态平息下来后就还给朝奈你吧。\r 这样满意了吗?」
「是,满意了」
「……不要摆出那样好像已经了无牵挂的样子啊」
「但是,因为确实是这样」
「无论如何,都不得不死吗?」
「请达观一点吧,志朗。\r 其实我也不想死的」
「我也不希望你去死」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从姐姐那里得到了很多的幸福了。\r 不觉得这次就应该由我给姐姐带来幸福吗?」
「你是说你不死夕奈就不会幸福吗?」
「是的,绝对」
朝奈带着笑容说着。\r这时候看到的笑脸,是直到现在最开朗的。
恐怕即使在朝奈的心中已经有了那样的觉悟吧。\r但是,我还是不能够理解。
「为什么朝奈的死,\r 和夕奈的幸福有关系呢?想听你说明一下」
「……不说不行吗?」
「啊。如果不说,我就不接受这块玉石了」
「无论如何也要听?」
「是的,无论如何,朝奈」
「……我知道了。你不接受我也很困扰。\r 虽然我觉得是不应该说的,但是临死前就告诉志朗你吧」
「…………」
「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呢?」
「但是,那个人是我不能喜欢的人。\r 所以,我不得不死」
「……喜欢或讨厌一个人,是你的自由啊」
「因为我,果然还是喜欢姐姐。\r 那个人和我姐姐,不管我选哪个都很为难」
「因为不能选择就选择死亡吗?」
「……不,对不起,我说错了。\r 这样下去我也不见得会选择姐姐。所以……」
「为了阻止自己选择喜欢的那个人,\r 朝奈就要死,你是想这么说吗?」
「要说的话,就是那样。\r 但是,阻止我的或许是我自己,也或许是姐姐」
「这么混乱啊……不过是恋爱的事情嘛。\r 为什么要连命也搭上,有必要吗?」
我完全不能理解朝奈的想法。\r对她那些不讲理的理论感到愤怒。
但是,朝奈静静地笑着说。
「这就是,女孩子吧。\r 可能男人是理解不能的呢」
「嗯,完全不能理解」
「我现在的话也偏向于选择姐姐的幸福。\r 我想如果现在即使姐姐杀了我,我也能笑着原谅她吧」
「……我不能理解。\r 不能够大家都活下去吗?」
「可以。但是,如果我活着的话,大家都会不幸。\r 不仅是姐姐,我也是,志朗你也是……」
「我也?为什么我也——」
 然后那个时候,朝奈用笑脸告诉了我。
「真想不到你会那么迟钝呢,志朗」
「哈?」
「我喜欢的人,就是志朗哟。然后姐姐也是。\r 啊,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拜托了」
「……怎么会……那么,朝奈是为了我……?」
「所以我不想说出来。\r 因为志朗你,会在意」
「那肯定会在意。但是,我没想到朝奈你会……」
「对不起,志朗。\r 被像我这样的小孩子喜欢,只会感到烦忧吧」
「…………」
不是。\r没有感到烦忧。
我从以前就被朝奈的笑容所吸引着。\r然后,我想一直守护那个笑容。
所以我——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s3_7_1,
;"■「如果是为了你的笑容,我能够笑赴黄泉」",*s3_7_2
#text_off
;裏口夜
「如果是为了你的笑容,我能够笑赴黄泉」
「志朗,怎么会……」
「我很开心。谢谢你,朝奈」
「但,但是那样的话,我……」
不是同情。当然,也不是可怜。\r从最初邂逅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那个笑容。
然后第一次要失去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它的价值,它的重要。\r为了要守护它,无论什么我都能做得到。
「请不要摆出那样的表情。\r 我也……我也喜欢朝奈……」
然后,我抱着眼前的朝奈。\r就好像对待易碎的琉璃一般,轻轻地温柔地——
「志朗……」
「所以,希望你不要说什么去死这样的话。\r 因为我会好好的守护你的……」
我轻轻地把朝奈抱入怀中,\r一种感动油然心生。
;裏口夜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去!」
「志朗……」
「怎么能让你死呢!\r 我也……我也喜欢朝奈啊!!」
然后,我把眼前的朝奈紧紧的抱住。\r就这样好像不能让她走掉似地,强烈的强烈的……
「啊,那个,志朗……」
「我绝对不允许朝奈你死去!\r 我一定要守护你!」
我对着朝奈,对着自己那样喊着,\r一份感慨涌上心头。
直到现在不懂的东西全都懂了。\r明白她们两人的缘由之后,我更加对朝奈抱有好感了。
也知道夕奈对朝奈那么不满的原因了。\r但是,朝奈应该没有必要被迫去死啊。
至少,我也不想朝奈死去。\r所以,我要守护朝奈。
朋友说过我跟军服很合适,他为什么会那样说,\r现在我总算也理解了。
嗯,我所要守护的并不是国,也不是家,\r而是一个坚强的少女……
漫长的一天结束了。\r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之后姐姐也变回平时那样。\r虽然姐姐肯定也会心情不稳定,但是我想她自己能够控制。
而且志朗所说的话,\r对于非常重视自家的姐姐而言是很沉重的了。
「朝奈」
「姐姐……」
随着那样一句,姐姐进来了。\r那表情,毫无感情。
「今天结束了。然后,佐佐井亭可能也要结束了……」
「怎么会……没事的,肯定。\r 虽然志朗那样说了,但是不会那么严重——」
「我在那么多客人面前露出了那样的丑态啊。\r 我想客人们肯定不会再来这家店了」
「姐姐……」
对于姐姐而言,重要的东西不仅仅是志朗。\r没错,还有从父亲手上继承的,这家佐佐井亭。
担心着店的评价的姐姐,\r表现出了我至今从未见过的消沉。
「而且还像个疯女人那样大喊大叫……\r 跟志朗所说的一样,那不是吵架的地方」
「…………」
「佐佐井亭是我从父亲手上继承的,\r 最重要最重要的店……现在已经要不行了吗?」
「没有这回事了。现在开始努力的话就没问题的,姐姐」
我鼓励着姐姐。\r但是,姐姐没有听进我的话,自己继续说下去。
「从以前开始,常连先生就一直不追究我做的菜难吃。\r 那是因为我是父亲的女儿呢」
「怎,怎么会,姐姐做的菜很好吃的说。\r 所以打起精神吧。好吗?」
「……做菜的不是你而是我啊,朝奈。\r 我比你更清楚现在的状况」
「但是,自从父亲不在之后,\r 客人也没有减少啊」
「所以看出父亲的功绩是多么的伟大。\r 容忍我做的菜也好你的接客也好,都只是因为客人给父亲面子而已……」
「姐姐……」
对于姐姐而言,志朗和店哪个比较重要呢,\r老实说我不太清楚。
但是,对于现在的姐姐来说,\r明显是今后佐佐井亭的未来更为重要。
「结果我们只能在父亲的影子下撒娇。
 父亲已经,回不来了……」
;「でも、お姉ちゃんは頑張ってたじゃない。
; お父さんの味になんとか追いつこうって」
;「お父さんの味は一朝一夕で身につけたものじゃないわ。
; そんな私の付け焼き刃で何とかなると思ったのが間違いなのよ」
「那么,姐姐打算怎么办?\r 姐姐如果这么说了,那么从此店就……」
「最坏的情况,只能关门了。\r 不能满足客人的话,就只会玷污父亲的名声」
「怎,怎么可以!这是我们的佐佐井亭啊!\r 因为这里是父亲和母亲,还有大家的充满回忆的地方啊」
;朝奈の部屋(夜
「那种东西即使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mov $0,$666:add $0,"b\b3_03n.jpg":bg $0,5 ;朝奈の部屋(夜
「姐,姐姐……」
姐姐大声喊道。\r对,比起我,姐姐肯定更加了解。
姐姐从以前开始就关心着店里的情况,\r所以才一直严厉地责备我。
怎么说她都为了维持这家店而付出了很多努力,\r常常都会废寝忘食地进行料理练习。
然后现在,姐姐却说着那样泄气的话。\r至今我也没见过她那么泄气。
作为姐姐的妹妹,我至今又做过什么了?\r虽然我没用,但是这个时候应该要成为姐姐的力量。
「我很喜欢佐佐井亭。\r 像温暖的父亲一样的这个佐佐井亭……」
「我也……」
「朝奈是喜欢跟母亲的孩子,我就一直跟在父亲身边。\r 在狭小的厨房到处乱跑,惹父亲生气……」
「姐姐,不管惹怒了父亲多少次也不会被惩罚呢。\r 不过,父亲也总是,没有真的生气」
「我很喜欢父亲宽敞的后背。\r 而且也喜欢这家父亲心爱的店」
「父亲他,开始自己开店的时候,就高兴得跳起来了」
「那个时候的父亲的样子,我至今也没有忘记。\r 所以,我为了父亲,绝对要把这里留住……」
我或许对现在的姐姐一无所知。\r姐姐在想着什么,希望着什么我都不知道。
结果志朗的事也是我强行撮合的。\r如果我什么都没有说,姐姐就会一直呆在厨房不出来了吧。
果然我是个笨蛋。\r因为我那孩子气的任性,一直让姐姐受伤。
「对不起,姐姐,都怪我……」
「都怪我太过于迷恋志朗。
 一时头脑发热,在大家面前说出那样的话……」
「但是,姐姐那样也是因为生我的气,\r 如果说是姐姐不好的话,我就更加不好了」
「……就是说,我们姐妹两都太笨了啊,朝奈。\r 父亲是那样优秀的人,我们太羞耻了」
「没办法啊,我们,还是小孩子啊。\r 不能做到像父亲那样优秀啊」
「但是,我也好你也好,在年龄上已经是大人了。\r 说不能像大人一样这样的辩解只不过是撒娇而已」
「撒娇……不行吗?」
「如果有能撒娇的对象就可以。\r 但是,我们已经,没有能够撒娇的人了……」
对,我们姐妹是孤独的。\r失去了父母,也没有能够依赖的亲戚了……
父母两人都很温柔,是对很好的父母。\r所以,我和姐姐都很放肆地向他们撒娇。
但是正因如此,突然就让我们闯荡江湖。\r我们已经被不允许像以前那样撒娇了。
所以被留下来的我们这对姐妹,必须同心协力。\r本来应该如此,但是我还是,向姐姐撒着娇。
而姐姐还没有能够作为依靠的力量。\r仔细想想的话便能看出姐姐已经撑不住了。
我果然是个笨蛋。\r我向姐姐撒了娇,作为回报我非得做点什么不可。
「姐姐,我不行吗……?」
「诶?」
「能让姐姐撒娇的对象,不会没有的。\r 因为你的妹妹我在这里」
「你,你说什么啊。\r 我不可能向你撒娇的」
「是吗?你又没有试过」
「不用试也知道啊,那种事。\r 明明是个小孩,就不要逞强了」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r 跟我同年纪的孩子也有的结了婚,连孩子都有了」
「但是,你还是比我小啊。而且你是我的妹妹不是吗」
「是妹妹哟,姐姐。\r 正因为不是其他人,所以试一下也可以吧」
「……你想要我,怎么做,朝奈?」
「我想姐姐向我撒娇」
「所以说怎么做?」
「……我把胸膛借给你」
「你想让我在自己妹妹的胸前哭?」
「嗯。如果能好好的哭一场肯定会舒服很多。\r 那样做的话可能会想到什么好的想法」
「但是……」
「对不起,姐姐。\r 因为我在这,姐姐才一直都哭不出来啊……」
「诶?」
「因为我一直都在向姐姐撒娇。\r 所以姐姐虽然想哭但是不能哭出来。不对吗?」
「肯定不是这样。你怎么胡思乱想起来了」
「但是,姐姐没有在我面前哭过啊。\r 就算是在父亲的葬礼的时候也没有……」
自从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以来,姐姐就特别地逞强。\r我当时认为那是因为姐姐年纪比我大。
但是,姐姐跟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r因为,我们是流着相同的血的亲姐妹。
明明我们是在同样的环境长大的,性格不可能完全不同的。\r不过,仅是姐姐和妹妹的区别,就让我们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人。
「……我不能哭的。我已经……」
「怎么了,姐姐?」
「因为,我已经,哭尽了眼泪了。\r 在葬礼的时候已经,我就将全部眼泪哭完了」
「这……样啊……」
「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朝奈。\r 只会让别人觉得很可怜」
「……那样不可以吗?」
「我不想让别人可怜我。\r 朝奈,你没有作为父亲的女儿的自豪吗?」
「我不会没有啊。\r 但是,我辛苦的时候想要别人来温柔地对我」
「那么温柔地对待你之后呢?\r 留下的只是空虚感。归根到底只是一时的逃避」
「但是,比起就那样背负着痛苦会更好吧……」
「那就是逃避啊,朝奈。\r 在片刻的温柔消逝之后,就会变得更加痛苦」
「如果温柔消逝了的话,可能的确是那样。\r 但是,如果不消逝呢?」
「那种事不可能会有的。\r 一直对别人温柔,谁也做不到」
「是这样吗?我不这么认为……」
姐姐一直都是孤独的。\r所以,她不相信任何人。只是相信着自己。
但是,我不会那样。\r当然,我和姐姐本质上是相同的。
因为我和姐姐,\r是温柔的父亲和母亲的女儿……
「至少有父亲和母亲,\r 一直对我们这么温柔啊,姐姐」
「那是……是理所当然的啊。因为是自己的女儿啊」
「那么,其他的母亲呢?」
「因为都成为人母了,所以这也是当然的」
「那么姐姐呢?」
「……诶?」
「姐姐,不也是一直那么温柔地对我吗」
「你,你在说什么啊。说蠢话也给我适可而止啊。\r 我一直都发泄在你身上……」
「那是因为姐姐不太擅长表达而已。\r 姐姐的想法,都已经好好地传到我这了」
「朝奈……」
「严厉也是温柔的一种啊。\r 因为我笨,所以有时候也会感觉不到……」
「但,但是,我对你乱发脾气,那个……」
「所以那就是撒娇啊,姐姐的。\r 能姐姐让乱发脾气地撒娇的,只有我而已」
「…………」
「所以啊,即使姐姐对我说什么我都会忍耐的。\r 因为,我作为姐姐的妹妹,也能忍受住」
「……但是,我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
「没事哟,我」
我打断了姐姐的话。\r如果能让姐姐回到原来的样子,无论什么我都能忍耐。
「如果姐姐真的想让我去死,\r 我为了姐姐随时都可以死」
「朝,朝奈……」
「我这句话不是在撒谎呢。\r 因为,我最喜欢姐姐……」
「……你,还能这样对我……」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姐姐。\r 对我而言,你是一直都那么温柔的姐姐」
「……对不起……」
姐姐对我道歉了。\r这意味着什么,我是最了解的。
虽然我们姐妹差点就要决裂了,\r但是,我有预感一切从此就会复原。
「好了,姐姐。\r 所以从今以后别顾虑太多,向我撒娇吧」
「说,说什么傻话,你这孩子。\r 我不会撒娇的!」
「啊,撒谎撒谎。\r 姐姐,害羞了?」
「我才没有撒谎呢!」
「诶诶……咱们俩不是姐妹的关系吗。\r 不用那么勉强啦」
「不,不适可而止的话我就要生气了,朝奈!」
姐姐生气了。然后我就欢蹦乱跳地逃跑了。\r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对话,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体味过了。\r我甚至曾经觉得,这样的欢闹不可能再有了。
正是因为这样才高兴。\r如果是现在的我们,我觉得无论是什么难关都能够渡过。
「朝奈……」
「嗯,什么,姐姐?」
我们就这样一直追着,直到已经很疲倦的时候。\r我和姐姐沉浸在平静的气氛中。
这就是我们姐妹正常的日常生活,\r尽情的玩耍直到疲惫不堪,这会令明天充满活力。
「从今以后,店怎么办?」
「没问题的,姐姐。不必担心」
「……这样吗?」
「我保证。\r 那只是很短时间里发生的事吧」
「但是,事实没有改变啊。\r 然后这样的丑闻,是最容易传播出去的」
「那么,就为了平息这则丑闻而努力吧。\r 直到现在我们不是一直在努力吗。要放弃还早着呢」
「虽说如此。但是……」
「没有自信?」
「……嗯」
「姐姐的料理很好吃哟,而且人又很漂亮。\r 人们不是常那样说吗?」
「即使你这么说也是没有意义的,朝奈。\r 先不说外貌,料理我还是个外行」
「虽,虽然是这样,但是!」
「至少等你能做给自己吃之后,\r 再对我的料理提意见吧」
「知道吗?」
「是的……」
「而且我们只会做父亲的料理。\r 时代在变化,别的店的好吃的东西应该也很多」
「那也是」
「客观地看,我还不知道自己的料理到了什么程度。
 就算是主观地看,还是相当的不行」
「是,是那样吗?我——」
「味觉迟钝的人闭嘴!不要让我重复说同样的话」
「对,对不起」
「总之,像现在这样是不行的。\r 从父亲在的时候就一直来的常连先生都不来的话,就什么也剩不下了」
「…………」
「人啊,是会对自己经常去的地方有感情的。\r 就算味道差了,如果那里是让他心情舒畅的地方,就不会轻易地离去」
「那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说,常连先生是因为喜欢佐佐井亭才来的。
 但是,如果他喜欢的氛围被破坏了会怎么样呢?」
「……这里让他心情变坏的话,他就不会来吃了」
「就是这回事。虽然我们一直以来都装扮成可爱的看板娘,\r 但是,今天终于被剥掉了面具」
「那么,只有姐姐的料理的话,\r 已经不能留住现在的客人了?」
「虽然很无情但这是事实」
「但是,突然出现这问题的话——」
「所以我才在烦恼啊!」
「也,也对呢。对不起……」
「但是,烦恼是改变不了现实的。\r 如果烦恼能得到解决方法的话,烦恼多少次都可以」
姐姐感到无计可施而垂下了头。\r她垂下双肩,我说安慰的话也不起作用。
比起相互安慰,现在的我们更需要面对现实。\r于是我们便开始寻求着改变现状的力量。
「对,对了!」
「怎,怎么了,突然间?\r 想到了什么好方法了吗?」
姐姐的反应并不是那么积极。\r大概,完全没有期待我的主意吧。
「母亲的遗物!\r 我们不是还有那个吗!」
「对,对啊……对了,我还有那个银丝啊!」
「啊……」
银丝。\r没错,那只是普通的线。
我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r拥有实现愿望的力量的玉石,现在还在志朗的手里。
姐姐认为能够实现愿望的丝带,\r只是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银丝。
「怎么了,朝奈?」
「没,什么也没有」
我清楚自己的脸色刚刚突然间变白了。\r是否要告诉姐姐实情,我很难决定。
「那就好。话说回来,我真对你刮目相看了。\r 偶尔也能说出有用的话来呢」
「不,不要那么说好不好?」
「如果讨厌被说成那样,就努力成为一个总是能帮上忙的人吧。\r 工作也要娴熟……我也许个愿希望让你能那样好了」
「不行!」
我突然大声叫道。\r突然间姐姐吓了一跳然后问我。
「怎,怎么了,朝奈?突然间这么大声叫……」
「不,不能许那么微不足道的愿望的。\r 母亲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么怎么做?」
「愿望是用自己的力量达成的。\r 只有在真正重要的时候,才能使用项链的力量,妈妈是这样说的」
「原来如此。那么,朝奈能不能做好工作,\r 也只能靠你自己的今后的修行了」
「嗯,嗯……我也会努力的」
我这样回答姐姐,\r但内心却还不停的流着冷汗。
姐姐觉得解决了问题所以在高兴。\r但是,姐姐的银丝,什么愿望都不能实现。
所以我——
;"■暗示她不能实现愿望,婉转地阻止她",*s3_9_1,
;"■坦白说至今为止我都是在骗她",*s3_9_2
#text_off
总之我只能巧妙地瞒着姐姐,\r让她放弃了。
虽然坦白真相很简单,\r但是那样的话又变成我背叛姐姐了。
我不想让千辛万苦夺回来的幸福,\r因这种事就失去。
「那么,快点试试向母亲的遗物许愿吧。\r 这样轻松解决的话就让人扫兴了……」
「等一下,姐姐!」
「怎么了,朝奈,还有什么问题吗?\r 让客人忘记今天的事情这样的愿望也不行吗?」
「不,不是这样,只是……」
「只是,什么?请说清楚点」
「那,那个啊,那条银丝,还是不要太相信比较好」
「……为什么?」
「因,因为它不是绝对能够实现愿望的。\r 母亲也只是把它当做护身符给我而已」
「是吗?」
「嗯」
「但是,我的愿望都实现了哟」
「偶,偶然啦。那种事情也是有的」
「就算是偶然,能实现就好。\r 因为我相信这条银丝,它的力量能实现我的愿望」
「但是……」
「你啊,不相信母亲的话吗?\r 母亲对女儿是不会轻易地撒谎的」
「我没有不相信母亲。只是……」
「那么有什么意见?说出来听听」
已经,不能够隐瞒下去了。\r死去的母亲的话,对姐姐来说是绝对可靠的。
「那条丝带,不会达成姐姐的愿望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能够实现愿望的不是这条丝带」
「开……玩笑吧?\r 现在不是开这种无聊玩笑的场合啊,朝奈」
「……对不起,姐姐。如果是玩笑就好……」
「别,别开玩笑了,朝奈。\r 现在就好好实现我的愿望——」
我不想说出口。\r但是,现实是改变不了的。
我知道我伤害了姐姐,\r无情地指出了至今为止的现实。
我决定向姐姐坦白事实。\r告诉了她那条银丝不能实现愿望。
什么也不知道的姐姐高兴地拿出了那条丝带。\r看着一无所知的姐姐的脸,我觉得很痛苦。
「那,赶快向母亲的遗物许愿吧。\r 这么简单就解决了真有点让人扫兴呢……」
「等一下,姐姐!」
「怎么了,朝奈,还有什么吗?\r 让客人忘记今天的事情这样的愿望也不行吗?」
「不,不是这样,只是……」
「只是,什么?请说清楚点」
「那条银丝,不会实现姐姐的愿望的!」
「说,说什么啊,傻瓜。\r 再妨碍我,我就真的生气了」
「我,我已经有惹你发怒的觉悟了。\r 但是,我说的是真话……」
「……你说的是认真的,朝奈?」
姐姐的声音压得很低,然后表情变得很可怕。\r接下来要说的话正是我没有开玩笑的证据。
但是,如果我把刚才的话当笑话的话,就能不了了之了。\r如果现在的是噩梦,我真想醒过来。
「是,是认真的」
「也就是说,你想说的是,
 这条银丝不能实现愿望?」
「嗯,嗯……就是这样」
「理由呢?我的愿望可是好好地实现了」
确实姐姐的愿望实现了。\r但是,那明显不是银丝的力量。
那是错乱状态下的姐姐,\r为了实现自己愿望而自导自演的奇迹。
如今我让姐姐直面现实,是非常痛苦的。\r然而,不存在的东西再怎么掩饰也依然不存在。
「那个,虽然这样的事情我不太想说……」
「什么?」
「实现愿望的,不是这条银丝的力量吧。\r 那是姐姐自己让它实现的——」
;朝奈の部屋(夜
「说,说什么傻话,朝奈!\r 你怀疑我!?」
「我不想怀疑。但是,因为我知道真相……」
「……真相,是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姐姐。\r 我本来不打算骗姐姐的……」
但是,就结果而言是骗了。\r这样,我的罪就一生也无法偿还了。
「银丝能够实现愿望,那是我撒的谎……」
「什……」
「这是母亲的遗物是真的。\r 但是能实现愿望的力量完全不存在」
「……你再说一次」
「那,那个,愿望什么的——」
「说啊,朝奈!」
「对不起,我!!」
「完全听不到!再大声一点!!」
「我,向姐姐撒了谎!!」
;mov $0,$666:add $0,"3\3i_03.jpg":bg $0,1 ;暴漢から助け出される夕奈
;mov $0,$666:add $0,"3\3i_09.jpg":bg $0,1 ;皿で足を切る朝奈
;mov $0,$666:add $0,"3\3i_14b.jpg":bg $0,1 ;包帯朝奈1
;mov $0,$666:add $0,"3\3i_10.jpg":bg $0,1 ;抱えられる朝奈
;mov $0,$666:add $0,"3\3i_05.jpg":bg $0,1 ;姉妹喧嘩
我声嘶力竭地叫着。\r然后那个瞬间,我失去了取回来的姐姐的信任。
;朝奈の部屋(夜
「我真是个笨蛋呢……」
「姐,姐姐……」
「不要这么平静地叫着姐姐。\r 你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了姐姐我……」
「对不起……」
;朝奈の部屋(夜
「你觉得道歉就能被原谅了吗!?\r 就算是小孩子,也有不能被原谅的事!」
「我,我知道。但是……」
;朝奈の部屋(夜
「无论有什么理由,欺骗了我这点是肯定的。\r 欺负我真的让你那么开心吗?」
「……怎,怎么会开心啊」
;朝奈の部屋(夜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做出那么过分的事!?\r 就算你怎么憎恨我,有必要做到那种地步吗!?」
「对,对不起……」
;朝奈の部屋(夜
「要道歉的话不如一开始就不背叛我!\r 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加考虑地伤害人!?」
「对,对不起……」
;朝奈の部屋(夜
「不要道歉!让人觉得反胃!」
「…………」
我无话可说。\r姐姐撕心裂肺的痛苦,我感同身受。
但是,我能做到的只有道歉了。\r如果那也被禁止的话,那么我只能闭嘴了。
「你这个,你这个,背叛者!\r 只是和你流着同样的血我就想跟你决裂了!」
「…………」
「这样,佐佐井亭就已经完了!\r 因为我们已经把被背叛者玷污的料理拿给客人吃了!」
「…………」
「你竟敢,你竟敢……我的一切都给你毁了。\r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你,朝奈!」
我的胸口,我的心很痛。\r但是,这全部都是我所背负的罪孽。
「反正这条银丝没有力量也是谎话吧!\r 只是为了伤害我就说出这样的谎言!」
「不,不是的……真的……」
;朝奈の部屋(夜
「闭嘴,你这骗子!背叛者!」
「但,但是」
「听不到我说的话吗!?\r 那样的话,就让我扯掉那笨耳朵!?」
我很痛苦。我很难受。但是,我也没有办法。\r我是背叛者,承受相应的痛苦也是应该的。
「反正你今天也肯定是嘲笑着露出丑态的我吧?\r 你就那么喜欢看到别人痛苦吗」
「…………」
「长着一副这么可爱的脸,却去骗人……\r 好啊,既然你这么来,我也这么干了」
「姐姐……」
「这家店的事怎么都好,我不管了。\r 我要想尽办法让你痛苦,痛苦完了之后再把你杀掉!」
那不如现在就杀死我,我是那样想的。\r但是,连那我也不被允许。
我背叛了我最爱的人,痛苦至极\r相应的就要在死之前受到永远的煎熬。
「志朗也是那样呢!\r 如果你对他有意思的话就等着吃苦头吧!」
「姐姐!」
「志朗对我来说还是太奢求了。\r 如果不是我的东西,就让他和你一起体验一下活地狱吧!」
「求,求你了,我的话怎么也没关系!\r 但是不要向志朗出手!」
「尽情痛苦地挣扎吧,朝奈!\r 只有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才能治愈我啊」
「姐,姐姐……」
「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朝奈。\r 从今以后每天,早上起来后,恐怖将陆续到来」
#text_off
留下这样的话后,姐姐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姐姐出去后,我缩起身子,害怕得直发抖。
现在的姐姐什么都做得出吧。\r我一想到今后的事情,就害怕得无法入睡。
我自己的事情怎么都无所谓。\r但是,不想因为我而让志朗受到伤害。
所以我还不能死。\r因为我还要守护志朗,就算死了我也不会瞑目。
「来吧,进来吧。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啊,好的,打扰了」
我和朝奈一起回到了我的房间。\r看着她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样子,我忘却了刚才那严肃的事。
「抱歉呢,都这么晚了」
「不……我才是,给你添麻烦了」
「是我邀请你的啊,朝奈。\r 我希望你别忘记呢」
「是,是呢」
她轻轻地朝我笑着。\r改变了一个地方,对朝奈是件好事。
「有点暗呢……要我准备油灯吗?」
「不用了,没什么所谓。月光也够明亮了」
「那么,就维持现状吧」
在月明之下,静谈心事也不错呢。\r看不清对方的话,拉近一点距离就可以了。
「不过……」
正在观察室内的朝奈,\r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说道。
「怎么了?」
「不,总觉得……这房间挺寂寥的呢」
「是吗……」
朝奈不说也很明显。\r房间里的东西极少,空荡荡的。
另外,房间似乎微妙地缺乏生活感,\r使人怀疑是否有人在这里居住过。
「抱歉,我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呢」
是察觉到我的表情了吗,朝奈轻声地道歉。\r不过,她并没有错。
「不,会那样觉得是当然的呢\r 所以朝奈其实没有必要道歉」
「不过……」
「没事。\r 我这间房……不,我本身就不喜欢这房子」
「为什么呢?明明是间很好的房子。\r 我的房间很狭小,所以很向往这样的房子呢」
这种时候,她摆出一副妙龄少女的样子。\r确实,客观上看的话,我的家也值得羡慕。
不过,对我来说,朝奈的房间\r更加令人羡慕。
「是吗?我倒是向往着\r 朝奈那样的房间呢」
「哎,为什么!?\r 我的房间又窄又乱的――」
「很乱吗?」
「啊,不,倒也不是那么乱啦。\r 只是,比起这里,我那里有很多没用的东西」
「那些真的都是没用的东西?\r 没用的话,早就该扔掉了吧」
「也,也对呢……真是的。\r 我呢,天生穷命。所以不想丢掉没有用的东西」
朝奈的脸害羞地红了起来。\r我一边看着她那样子,一边觉得这样也不错。
至少,现在的朝奈,\r是从夕奈的纠缠中解放了出来。
仅从现在的样子来看,或许让朝奈显得自然一些,\r恢复到原来那样开朗也不是不可能。
「啊哈哈,知道了知道了。\r 我只是随便逗你一下而已,朝奈」
「哦,是这样啊。\r 真是的,志朗真坏!竟敢捉弄我」
「抱歉抱歉。不过,偶尔这样玩玩也不错吧?」
「嗯,是呢。\r 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志朗呢」
「是吧。我好像也兴奋得忘乎所以了呢」
「兴奋得忘乎所以?为什么?」
「朝奈你不知道吗?」
「抱歉,不知道」
「就是在,我抱着朝奈你走向你房间的时候啊」
「啊……」
朝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r她这种样子,看着看着也挺高兴的。
「就是那样。明白了?」
「是,是的……我有点害羞呢」
「的确,我也害羞呢,让你看到空无一物的房间」
「没,没那回事啊。\r 这不是整理得很好吗」
「这样还算整理过?\r 我倒觉得说是空无一物更贴切」
「也,也对呢」
「所以说,这里没有啥东西给你看,这让我觉得很害羞,\r 总觉得不好意思呢」
「没什么……我也没在意啦。\r 而且我又不是来这里玩的……」
朝奈的一句话,便把我拉回现实。\r我所期待的黄梁梦,也如梦一般地终结了。
「……也对呢,抱歉。那么……」
「是的……」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朝奈那块白色的玉石。\r在明月的照耀下,玉石泛着蓝白色的光辉。
顷刻,我和朝奈一起看着这块白色的玉石。\r我曾对玉石寄托的思念似乎也一下子传达了出来。
「抱歉,志朗……」
忽然,在寂静中,朝奈开口说话。\r低着脸的她的心情,像是要渗透进我的心一般纷纭而至。
「没什么……别在意」
「为什么你能够那样说呢?\r 我可是给志朗你添了麻烦的……」
「那只是朝奈你自己的想法而已。\r 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麻烦」
「并不是我死心眼。\r 因为如果我没有把这东西交给你保管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朝奈你特地把它交给我保管,\r 我真的觉得很高兴」
「不过……」
「因为,能够和喜欢的人分享一些东西,这真的是非常美好的事。\r 就算仅仅是,痛苦或者悲伤」
「真的是那样……的吗?」
「朝奈你也试试承担我的重负好吗?」
「……好啊。既然志朗你那样说的话……」
我只是顺势那样问道。\r但朝奈却真诚地接受了,回应了我。
朝奈只是承担自己的重负就已经快要崩溃了,\r我根本没打算让她承担我的重负。
不过,朝奈对我那样说,\r我真的觉得无比高兴。
「谢谢你,朝奈。不过,你已经承担很多重负了。\r 我的那份,就暂且放在一边吧」
「我怎么能够那样做?」
「没事的。你看我这房间,空荡荡的」
「……你又在开玩笑?」
「抱歉。不过,现在我的事可以先放一边。\r 朝奈你还是考虑自己的事吧」
「那样可不行啊。只是依赖志朗,这怎么可以……」
「那么,在一切都终结之后。\r 你就再来我这里,承担我的重负可以吗?]
这次我是认真的。\r我希望朝奈恢复笑颜的时候,能够在我的身边。
不过,与我的期待相反,朝奈的表情非常沉重,昏暗。\r想到这之后的事的话,那也是当然的。
「……对不起,志朗。\r 我,不能跟你那样约定」
「……是吗?」
「是的。因为之后的事情到底会变成怎样,现在还不知道」
「是因为不知道会怎样所以不能约定?」
「是的。因为我已经不想再说些空口骗人的话了」
「嗯,我知道了。\r 确实,跟朝奈说的一样。我说得太轻率了」
「不,我不是那意思……」
「现在还是着眼考虑现在的事吧。\r 就算憧憬着以后的事,也毫无意义吧」
「也对呢」
「所以,我说说吧。我不是在逃避现实,\r 不过想一些好的事比较开心吧?」
「是的」
就这样,我和朝奈在月明之下促膝长谈。\r两人想要充分享受这短暂的幸福。
喜欢吃的食物,穿的衣服,还有我的工作之类的……\r我们说了很多话,互相了解对方。
对会话感兴趣的朝奈非常开朗,\r让我一直严肃的表情也舒缓了下来。
不过,我们忽然中断了对话。\r那时,朝奈用湿润的眼瞳看着我。
#text_off
「……朝奈?」
「啊,抱,抱歉,我……」
「不,没关系。\r 不过,我的脸有那么特别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要怎么说才好呢?\r 我觉得志朗你好像也有很多自己的心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r 都是些只要生活着就会碰到的问题」
「是吗。不过……」
我很清楚朝奈想说什么。\r她所考虑的牵扯生死的问题,事实上只是些琐碎小事……
「所以我很是不解。\r 怎么能发展到这个份上呢?」
「我也是……为什么变成今天的地步,\r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抱歉,让你回想起不愉快的事了」
「没事。我也差不多该……」
夜更深了。虽然话题没说完,但是时间有限。\r朝奈自然会觉得害怕吧。
就算继续这样过着快乐的时光,\r也只会消磨明天前进的勇气和决心吧。
「现在也晚了,要睡觉吗?」
「好的……随便能空出一个地方给我睡的话,我就能睡了」
「怎么能随便,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朝奈你睡在榻榻米上的啊」
「无所谓的。如果你借我被褥的话,会不太好的」
「被褥的话要多少我都有。没什么好客气的」
「还是睡榻榻米好了。拜托了……」
朝奈一脸认真地那样说。\r我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已经没话可说了。
现在的朝奈,已经不能再谈笑风生了。\r很明显,她身上有着只有下定决心的人才有的独特气质。
「我也要一起去见夕奈的。\r 你不需要那么逞强」
「不过,我是个胆小鬼。\r 继续这样被志朗保护的话,会变得更弱小的……」
变得更弱小也无所谓。\r不,我希望她变得弱小。
那样的话,我就能够拯救她了。\r不过,朝奈她丝毫没有祈求别人拯救她。
「那么你,是要睡榻榻米?」
「是的。虽然或许会睡不着,\r 不过也无所谓」
「……你真辛苦呢」
无论怎么看都很辛苦。\r我所喜欢的女孩,不依赖别人,打算在榻榻米上睡觉。
不能治愈朝奈的创伤,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不中用,\r此外,我又觉得非得用那种态度对我的她也很可悲。
没什么能够帮到她的吗。\r我只是想着这事。
「抱歉。我还真是碍眼呢」
「我不是夕奈。你不用那样对我说也没关系」
「……请你别说我姐姐的坏话。\r 就算是志朗我也会发怒的」
「抱歉。不过……」
「我知道的。志朗你并不是想要贬低姐姐,\r 而是想让我打起精神来而已」
「嗯。既然你能够理解我的话,希望你接受我的建议」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朝奈。\r然而,她却沉默地回避了。
她并不是讨厌我。\r但是,我不能叱责这么可怜的朝奈。
因为朝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r有时想法也会伤害别人……
「那么……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你问我该怎么做……」
「我不想让志朗你痛苦。\r 不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露出一脸抱歉的表情。\r不过,朝奈并没有必要露出那种表情。
「我也,不想让朝奈你痛苦」
「那么……」
  「那么,只是现在就好,我希望你能爱我」
尽管我不希望只是现在。\r不过,如果连现在都不可以的话,朝奈就不会爱我了。
听了我那悲伤的话,\r朝奈的眼睛湿润了,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只是现在的话,我也……」
「……喜欢你。爱你」
「我也……喜欢志朗……」
然后我们什么话都没多说,静静地紧抱在了一起。\r但是,这拥抱却有着比爱情更深的悲哀。
那是,只有这个瞬间才能感受到的爱。\r正因为是有限的,我才紧抱着她,追求着这有限的爱。
「朝奈……」
我们轻轻地分开身体,互相看着对方。\r然后我们慢慢靠近对方的脸,把嘴唇交叠在一起。
「嗯……」
朝奈发出细小的声音。\r朝奈知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志朗,这是……」
「互相爱慕的人所做的事啊」
「呃,呃……」
「不喜欢和我那样做?」
「没那回事!我,那个……」
朝奈让我大吃一惊。\r那也挺像她,于是我又把嘴唇贴了上去。
;◎照れ(捏造済み
「那个,我,不是讨厌……那样做……」
「我知道」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r我只是,渴望着朝奈。
或许那跟欲望是有所联系的。\r不过,现在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的话,也只能那样做。
我本应只是那样相信着就可以了。\r但是,我果然不能彻底地下这个决心。
「抱歉,我……」
「……为什么你要道歉?」
「我让你说出了不是讨厌那样做。\r 那无论是对朝奈还是对我,我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其实――」
「要是刚才没有抱你就好了。\r 没有抱你的话,我这思念就会变成无果之花了……」
现在这样说或许也太迟了。\r只是现在相爱什么的,这只会变得痛苦难堪。
「志朗……」
朝奈轻轻地呼唤我的名字。\r但是,我不能直视她的眼睛。
「志朗你……不爱我吗?\r 我明明很想喜欢志朗的……」
痛苦难堪的细语传到我的耳中。\r追求着只是现在的爱的她的想法,在我的心里悲痛地回响着。
「只是现在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的。\r 要是我在这里抱了你的话,我一定会继续爱下去吧」
「那么,就请一直爱我吧。\r 我也会,一直爱志朗的……」
「哎?」
「就算不能互相爱恋,\r 但我还是能够永远地把我的爱倾注给志朗……」
――永远地,倾注爱。\r但是,那是绝对不会传达到对方的爱。
或许,人们把那叫做悲恋吧。\r不过,不断地倾注爱的话,两人的爱终有一天会合二为一吧。
信念能够让人强大。\r相信我的爱,这或许能成为在绝望中能依靠的最后的灯火。
「如果我爱你的话,你……」
「会很高兴,真的」
「我的爱,真的能够拯救你吗,朝奈?」
「我其实也真的很想和志朗永远在一起。\r 不过,那是不能实现的……」
「比起我,你果然要选择夕奈那边吗?」
「……请你,别那样说。\r 你那样说我会讨厌你的哟」
「……抱歉。不过我……」
「没关系。总之,只要你爱我的话――」
;▼ここに選択肢入れるる~。追加の飛び先はラストの方に。
;"■回应她的请求",*tuika_a,
;"■不回应",*tuika_b
#text_off
;◆英訳挿入
「我知道了……」
明月之下,发出轻声的衣服摩擦的声音。\r朝奈轻轻地拉开胸前的衣服,在我的面前露出雪白的胸部。
「朝奈……」
「我是知道的,志朗想说的话。\r 我也很清楚自己的任性」
「…………」
「我真是任性呢,想让你永远都爱我。\r 所以其实无所谓的。志朗你只是,被我诱惑了而已――」
「求你了,别说那样的话。\r 我也会永远,爱你的……」
「很痛苦吗?」
「与你的痛苦相比,这根本算不得痛苦吧。\r 我也是男人,这种程度能够忍耐的」
「那么……我稍微,撒一娇下可以吗?」
「嗯……」
朝奈会向别人撒娇,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r她自己能说出这句话,也是带着充分的思想觉悟的。
现在相爱的话,以后就必然会很痛苦。\r明白到这点之后,就不由得爱得更深。
「嗯!」
我的手,伸到朝奈那敞开的胸部里。\r她一瞬间,发出了叫声,身体颤抖着。
「……没事吧?」
「对,对不起,我,这样做还是第一次……」
「可以吗?」
「可以,拜托你了」
「……知道了」
我轻轻地触碰着。\r朝奈那瘦小的胸部,随着我的手指的按动而改变着形状。
「啊……」
「很害羞吗?」
「不,不是的,不过有种奇怪的感觉……」
就这样抱住朝奈的话,只会让她感到痛楚吧。\r但是,她超越了那感觉,在追求着不知何处的某样东西。
「抱歉……」
我一边轻声道歉,一边继续揉弄朝奈的胸部。\r她还没有感觉到,但我的老二却已经在发疼,真是羞耻。
「嗯嗯……志朗……」
她不断地呼唤我的名字。\r我斟酌着她的想法,紧紧地抱着她。
「啊……」
她的脸色变了。\r在青白色的月色之下,她那羞答答的绯红一览无遗。
「……你很可爱哟」
「哎?」
我突然轻轻地吻了上去。\r然后很快就离开、进而向下吻去。
「啊,要,要那样做吗?」
「不可以吗?」
「不,不过……这样总觉得,志朗像是小宝宝似的」
「男人什么的,在女人面前全都会像小宝宝似的」
「哎?啊,呀!」
我突然一言不发地把嘴唇贴到粉色的乳头那。\r被吓着的朝奈喊了一下,露出难堪的表情。
「嗯,嗯……」
朝奈的脸红透了,\r同时,强忍着不发出呻吟声。
我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那,\r让衣服敞得更开。
「那,那个,志朗?」
「什么?」
「我也想,感受志朗的温暖,那个……」
「要我脱衣服吗?」
「是的,拜托了……」
朝奈那胆怯的表情,\r还残留着一丝孩子气。
我一边轻声笑了笑,一边脱去自己的衣服。\r朝奈一边露出害羞的表情,一边又偷偷地瞧着我。
「你果然很在意吧?」
「……你真坏,志朗」
「抱歉,我是坏了」
「不,没关系。\r 我也不是认真说的。而且――」
「嗯,过来我这……」
我轻轻地抱着朝奈的身体。\r然后她也把手抱在我的背后。
「志朗……!」
「我喜欢你哟,朝奈……」
朝奈就像在紧紧搂住我的身体一样。\r察觉到她的感情,我了解到了她的想法。
「那个,你摸我,我觉得很高兴,不过有点……」
朝奈说出了一点不满。\r貌似是在在意我正摸着她的大腿的手。
「不可以吗?」
「不,不是那样,我有点发痒……」
「抱歉。不过……真难办呢」
「那个,请你还是别在意我吧。\r 志朗你喜欢怎样就怎样,这样我也会……」
「也不能那样哟。\r 那就变成只是我单方面地爱朝奈了」
「不过,时间不多了……」
月光洒落形成的影子,已经有了很大变化。\r虽然长夜漫漫,但是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浪费时间,\r朝奈也不想这样说。
「那么,抱歉了……我要脱了哟」
「……好的,志朗」
我把手放在朝奈的肩膀上,\r把外套往后面滑下。
然后把手伸向她的腰带。\r随着腰带发出解开的声音,朝奈稍微往我这边靠来。
我一边轻抚着她的背后,\r一边把她躺着放在榻榻米上面。
「抱歉,可能有点冷……」
「没,没关系。我本来就打算在榻榻米上面睡了」
「榻榻米硬的话也没办法,不过冷的话――」
我那样说着,把身体贴了上去。\r温润的肌肤的温度,比起温暖,更让人觉得火热。
「我有点,觉得害羞。不过,这样就好了吧?」
朝奈脸红着问我。\r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地把手伸向她的身体。
「嗯,啊……!」
她发出呻吟。\r随着她不由自主的喘气,朝奈不舒服地扭曲着身体。
「抱,抱歉。那个,总觉得有点下流」
「不,别在意。这是很自然的」
「不过,我,这么大了都没这方面的知识……啊啊!」
现在不需要话语。\r我那样想着,玩弄着朝奈的敏感的地方。
「那,那个,我不喜欢这样。嗯嗯嗯!」
我轻轻地吻了上去。\r朝奈只是被触碰到入口处便颤抖着身体。
不过,我毫不在意地继续用舌尖玩弄着。\r她用手抓住我的头,想推我回去,但是却没有用力。
「志,志朗,那个,啊嗯,求你了……」
她用嘶哑的声音恳求道。\r不过她的身体,慢慢地在我面前打开了她的私处
「啊,呀,啊啊啊啊!」
我一边享受着她,一边用手动着她的胸部。\r我不断刺激着她的胸部,她也不停地呻吟着。
或许我已经无视她的呻吟了,我那样想着,便有点难受。\r我一边在心里不断地喊叫着,我不希望这是最后,一边继续爱着她。
「朝奈,差不多该……」
「啊,来吧……」
急促的呼吸。重合的视线。\r我一边看着朝奈那湿润的眼睛,一边用眼神询问。
「那个,我没事的……所以,来吧……」
「……知道了。那么,我上了」
然后我和朝奈的身体重合在一起。\r我把肉棒慢慢放进她的体内,她咬着嘴唇忍受着。
「好痛……好痛……」
「抱歉,不过……」
「我,我知道的。\r 我也听说过,是要这样做的」
为了不让朝奈更加痛苦,\r我抑制着自己不要乱动,只是抱着她。
慢慢地挪动虽然伤害到她了,\r但是她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吱……啊,志,志朗,我,那个」
朝奈像是在渴求着什么似的,紧紧地抓住我的背后。\r我忍着痛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那个,我喜欢,我喜欢志朗!」
「我也……我也喜欢朝奈……」
「嗯,志朗……」
「朝奈!」
然后我,在她的里面到达了高潮。\r她放松了抓住我背后的手,温柔地抚摸着。
我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温暖。\r银色的月光洒在我们身上,染上一片青白色。
「这样就……」
没有下一句话。\r就算不说,我们都明白。
只是,说出口来的话就太残酷了。\r我躺在朝奈的怀中,就那样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英訳挿入(ここから全部)
;▼ここから追加エンド分。
「不,抱歉,果然……」
我很爱朝奈。\r但是,现在……我却不能抱她。
「是吗……我知道了……」
意外地,朝奈退下了。\r她的表情,出奇地温和。
「嘛,我给志朗添麻烦了。\r 拜托了,把刚才的话忘掉吧」
「不,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什么意思都没关系。\r 其实我也不是在怀疑志朗你的感情」
「那么,为什么……」
「之后――」
「哎?」
「全部都完结后,如果志朗还能够爱我的话,\r 那时就……」
玲珑剔透的笑容。\r她露出一副下定决心的脸。
现在,如果我不爱朝奈的话,或许就不能够再次爱她了。\r我心中有着这样的强烈预感。
「是吗……也对呢……」
但是,我没有去爱她。\r我觉得,留下未来的希望,远比刹那的慰藉重要。
「抱歉,志朗……」
「不……」
恐怕,朝奈连希望的碎片也没有。\r那么,我就必须代替她继续带着希望。
「……晚安,朝奈」
「好的,晚安……」
说完,我们就睡觉了。\r平静的一夜,在寂静的笼罩下,慢慢地度过了。
然后,命运的一天开始了……
「可以吗,朝奈?」
「是,是的」
在还没开店的佐佐井亭前面。\r昨天的喧闹像是虚幻一般,现在又回到了平静。
「那么,我现在去叫夕奈出来。\r 你在这里等一会」
「好的,拜托了……」
我留下朝奈,走进了佐佐井亭。\r然后,明明还是清晨,夕奈便在那里了。
「……志朗?」
「早上好,夕奈」
我随意地打了招呼。\r能够看出夕奈的表情有着几分憔悴。
「现在离开店还有一段时间……」
「不,我不是来吃东西的」
「是吗」
夕奈的眼睛偷偷地瞄着我。\r很明显是想在我身上找出什么吧。
「我今天是有话要和夕奈说才来的。\r 是有点私人的问题,所以在店里不忙的时间来说的」
「私人的问题,吗……?」
「是的」
「那么也不要在这里站着谈了,\r 到店里面坐着谈怎样?」
夕奈的表情有点温和。
只看到这点的话,就会觉得她只是位温柔的姐姐。
恐怕夕奈的本质也是那样的吧。\r不过,至今积累下来的创伤,让她疑心重重。
「不用了,在店里就有点……」
「是吗?那么――」
「到后门去吧。那里的话既安静又没人会来」
「……志朗那样说的话就去吧」
夕奈虽然用吃惊的视线看着我,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r在店里说话的话,我也有点踌躇。
今后到底会变成怎样,我大概地想象了一下。\r在她们两人都十分珍视的店里说那话,我也有点忧虑。
;◎◎シーン回想in ===============
;◎◎=====↑ シーン回想ここまで ↑=====
然后,一夜到了天明。\r柔和的朝阳,让人觉得昨天的事如同梦境一般。
「但是,这是我的现实」
在微薄的现实感中存在着的,唯一的现实,\r是在我身旁睡着的朝奈的安详的睡脸。
恐怕她至今有过多次难眠之夜吧。\r虽然感觉到她还有一点孩子气,但是又觉得她有一种憔悴感。
但是,那也已经结束了。\r我尝试着让朝奈重拾笑颜。
为此,就算今后要遇上艰难困苦,\r我也不会从她的面前退缩一步。
「那么,我去去就回,朝奈」
趁她还睡着,我故意试着直呼其名。\r不过,总觉得还有点害羞。
我一边乐观地想着这很快就会习惯了,\r一边留下了纸条,走出了屋子。
按照和朝奈的对话,我们两个是要一起去跟夕奈谈的。\r但是,我打破了约定,独自去找夕奈对峙。
如果夕奈看到朝奈的样子的话,\r肯定会很变得激动的。
比起那样,我自己一个人去的话肯定能够谈得更温和……\r我也有这种天真的期待。
此外,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原因。\r我不希望让朝奈成为众矢之的,再度受到伤害。
在还没开店的佐佐井亭前面。\r昨天的喧闹像是虚幻一般,现在又回到了平静。
在那里我发现了一个女人。\r她是朝奈的姐姐,夕奈。
「……志朗?」
「早上好,夕奈」
我随意地打了招呼。\r能够看出夕奈的表情有着几分憔悴。
「现在离开店还有一段时间……」
「不,我不是来吃东西的」
「是吗」
夕奈的眼睛偷偷地瞄着我。\r很明显是想在我身上找出什么吧。
「我今天是有话要和夕奈说才来的。\r 是有点私人的问题,所以在店里不忙的时间来说的」
「私人的问题,吗……?」
「是的」
「那么也不要在这里站着谈了,\r 到店里面坐着谈怎样?」
夕奈的表情有点温和。\r只看到这点的话,就会觉得她只是位温柔的姐姐。
恐怕夕奈的本质也是那样的吧。\r不过,至今积累下来的创伤,让她疑心重重。
「不用了,在店里就有点……」
「是吗?那么――」
「到后门去吧。那里的话既安静又没人会来」
「……志朗那样说的话就去吧」
夕奈虽然用吃惊的视线看着我,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r在店里说话的话,我也有点踌躇。
今后到底会变成怎样,我大概地想象了一下。\r在她们两个都很珍重的店里说那话,我也有点忧虑。
然后,我和夕奈一起,来到了后门。\r从表情上看不出夕奈现在有什么感情,只看得出她现在很沉着。
气氛和环境都实在无法恭维的后门,\r或许正象征着今后的境况吧。
「志朗,你要说的话是……?」
「是的。在说之前,\r 我必须向夕奈你道歉」
「……是关于朝奈的事?」
「嗯。你知道了?」
「那家伙会依靠的人,\r 除了志朗之外我想不到别的」
「是……那样吗?」
「忙于工作的人的人际关系,\r 也就只是那种程度」
夕奈那样说着,有种出奇祥和的气氛。\r那口吻让人觉得她好像有所觉悟了。
「比起你道歉来,我更应该道歉呢。\r 那家伙给你添麻烦了。我很快就会带她回来――」
「不……」
「志朗?」
「邀请朝奈的是我。\r 如果有人要被责备的话,我觉得肯定不是她」
「……是那样吗。不,仅仅是那样的话\r 也不至于让人那么担心」
「抱歉」
夕奈的脸上露出一点阴影。\r她也不是笨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猜到了大概吧。
所以,面对夕奈可怜的想法,我低下了头。\r那既是诀别,又是前进。
「……朝奈昨天,在志朗的家里?」
「是的。在我家里住了一晚」
「现在呢……?」
「还没起来,我是一个人来的。\r 因为我看她睡得很安详」
「是吗……」
夕奈冷静下来。\r幸好朝奈没有在这里。
不过,一想到之后要说的话,就决不能在这沉默下去。\r我有着一个想法,那个想法连朝奈我也没告诉。
「夕奈」
「……在」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夕奈」
「是什么事呢,志朗」
「请把朝奈……把你的妹妹朝奈给我吧」
「……那是,怎么一回事?」
「和我刚才说的一样」
「……你那样说我不懂你说什么」
「那么我重新说一次。\r 我想让朝奈做我的新娘……」
如果朝奈也在这的话,恐怕朝奈自己会不答应吧。\r因为现在的朝奈,很珍惜夕奈和这家店。
不过,我尽管知道那样还是对夕奈说了。\r或许那很卑鄙,但是我确实很想得到朝奈。
「……朝奈她,怎么说?」
「朝奈她还没有说什么。\r 恐怕我那样说她也不会答应」
「那么,为什么要对我说……?」
「……不是别人正是夕奈,\r 你是最清楚这事的人不是吗?」
我并不是打算责怪夕奈。\r但是,一想到朝奈的事我就非说不可。
或许夕奈也有着朝奈那样的痛苦。\r但是,那也不能成为陷朝奈于痛苦之中的理由。
「不过,尽管那样,朝奈也是说了哦。她说要留在佐佐井亭」
「……朝奈她那样说?」
「是的。对现在的朝奈来说,\r 或许死去更快乐一点……」
「她所说的……留下来的理由,你问过了吗?」
「嗯。不过,是个极为简单的理由。\r 她说如果自己不在的话,这家店可能会倒闭,大概就是那样」
「…………」
「朝奈她是尽责地为这家店,\r 还有为你着想啊」
朝奈的想法。\r没有传达到夕奈的心里,这是多么的可悲。
因此,尽管我想解除这对充满误解的姐妹的关系,\r但是却丝毫不起作用。
「的确,或许朝奈是欺骗了夕奈。\r 不过,那也是没有恶意的」
「所以,我希望你对这事不加追究。\r 但是,除此之外……」
我那样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件东西。\r那毫无疑问,正是朝奈托付给我的那块白色的玉石。
「这,这块玉石怎么了……?」
「夕奈不知道这块玉石吗?」
「不……不知道」
「这是,朝奈小心地保存着的妈妈的遗物,\r 那件项链的玉石」
「你说什么!?」
「我已经听说了夕奈有着银色的丝带。\r 把那条丝带跟这块玉石结合的话,就会变成最初的那件项链了」
「怎,怎么会……我没听说过,这种事!」
「所以,仅仅是关于这件事,\r 就值得责怪朝奈」
「那,那么,那这条丝带呢……?」
「朝奈也肯定说过了。\r 那条丝带没有实现愿望的能力。也就是说是那样」
「这东西……没有灵力?不过,我用这个实现愿望……」
「能够实现愿望的灵力,只有那块玉石拥有。\r 夕奈所持有的……,那条银色的丝带,没有那种灵力」
「怎么会……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的」
「因为朝奈害怕让你知道她把这块玉石托付给我了,\r 所以才骗你说那条丝带才有实现愿望的能力吧」
「果然,那孩子,欺骗了我……」
「不过,朝奈说谎的只有那件事。\r 那之外的事,我希望你不要责备她。拜托了」
我这次深深地向夕奈鞠了个躬。\r仅仅是,为了帮朝奈赎罪。
或许我的道歉也毫无意义。\r不过,总之我是想告诉她真相。
我觉得在压倒性的真相之力前,夕奈那颗疑虑的心,\r也会被一扫而光的。
「不过……背叛我这点还是没有变」
「真是的,你不是已经给了她足够的惩罚了吗。\r 朝奈也已经不敢再犯了……」
「原谅她吧……志朗是想这样说吗?」
「是的。朝奈也好,夕奈也好,我看着都痛苦」
「……我也,痛苦。\r 就算怎么努力,都不会变成自己心想的那样……」
「夕奈……」
「我喜欢过朝奈。不,我觉得我现在还喜欢她。\r 不过,我不能变成像朝奈那样……」
「…………」
「我自己也,一定很不甘心吧。\r 嫉妒,这也是我的感觉之一」
夕奈像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着。\r我感觉到对方的眼中,像是出现了朝奈的身影。
「我知道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朝奈身上。\r 而且,志朗的视线也……」
「那,那是……」
「没关系的。因为,志朗没有选我,而是选了朝奈」
「……抱歉」
「请别道歉。其实志朗没有错\r 不过,我觉得没有说出真话的朝奈真可悲……」
「…………」
「她总是勉强着自己,明明很不擅长,却要隐藏自己的感情……\r 那不是在把我当笨蛋吗?」
「……我不否定这事。朝奈也有过错。\r 不过,那也是为了夕奈着想――」
「为别人着想。真是说得好听。\r 不过,想一下的话,就觉得她那样是很随便,不负责任的生活方式」
「那是为什么……?」
「为了某人而做事,这样责任不在自己这里。\r 正因如此,才会随便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而恣意妄为」
「你是说,朝奈所做的,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多管闲事吗?」
「正是那样。\r 而且她一点都没想过,自己那样做会伤害别人」
「不过,朝奈伤害到夕奈你,她自己也在苦恼啊……」
「她只是对那样的结果苦恼而已。那孩子根本毫无改变。\r 朝奈自己,本身就是没有发现自己的错」
「不过,那样的话,夕奈你告诉她不就好了吗。\r 为什么不说清楚她错在哪呢?」
「……我也是女人。我也觉得不甘心呢」
夕奈那样笑着说道。\r她那表情,看不出丝毫的愧疚感。
「夕奈……」
「志朗,我很喜欢你。\r 而且,从以前我就喜欢朝奈了」
「…………」
「不过,志朗你说想娶朝奈做妻子,\r 朝奈就瞒着我把母亲的遗物交了给你……」
的确,夕奈她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r这点确实有些委屈她吧。
「那是怎么一回事,志朗你知道吗?\r 不,我觉得志朗你也不知道」
「我,我……」
「大家都把我当做外人,都不肯跟我说真话。\r 我会憎恨是当然的吧?」
夕奈依然摆出一副笑脸。\r但是、我感觉到某样东西让我无法取信于她。
她开始咒骂自己的愚蠢。\r夕奈不得不以苦笑来忍耐自己的憎恨。
「那块玉石,我能收回来吗,志朗?」
「哎?」
「那不该是志朗所有的东西。\r 因为那是我母亲的遗物」
「不,不过……」
「你在担心朝奈吗?」
「……是的」
「放心吧。我不会杀她的」
「夕,夕奈!」
「不过,志朗你就不同了。\r 朝奈选择了你,所以你的死会让她特别痛苦吧」
「你,你在吓唬我?」
「不是哟。只是说来玩玩而已。\r 请别当真」
「不,不过……」
我本能上感觉到自己的危险。\r她一边露出连虫子都不会杀的笑容,一边却说着要杀死我。
我听过了朝奈说的话,却没有认真地去相信她。\r该相信的是朝奈,而不是夕奈。
「你看我这纤细的手腕。怎能杀死健硕的志朗呢」
「……所以说,不是有这块玉石吗」
「你还给我,我也不会用那土气的东西啊。\r 因为我能够用这条没有灵力的丝带,实现愿望呢」
「……你那是讽刺吗?」
「讽刺什么的怎么都好。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为什么呢?」
「朝奈对我说过了。\r 愿望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实现的」
「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是亲自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而已」
「那么,你承认那条丝带没有关系吧?」
「志朗,我需要能够相信的东西哟……」
那句话,深刻地刺进我的心中。\r夕奈本想相信着什么的。然而却总是遭到了背叛。
「谁都不可信了。所以,我相信这条丝带」
「……真可悲」
「那你认为是谁使我如此悲哀呢,志朗?」
「你想说是朝奈吗?」
「请别推卸责任。\r 你认为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吗?」
「……什么意思?」
「明明你从朝奈那听了很多事,\r 却装得一无所知地跟我谈话……」
「那,那是……」
「果然,志朗你跟朝奈很般配呢。\r 都是背叛者,都掉进地狱吧。当然还得分开掉呢」
夕奈那样说着,露出了邪恶的笑容。\r我背脊一阵凉,然后一步都走不动。
「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好人。不过还是跟朝奈一样。\r 看起来是好人,但却隐藏着自己丑陋的本性,真是狡猾呢」
「不,不是的……」
「被追问到的反应也跟朝奈一模一样。\r 所以才臭味相投便称知己是吧?」
一步,夕奈仅仅是接近了我一步。\r但那一步对我来说,是接近死亡的一步。
跟夕奈说的一样,她要用那纤细的手腕杀死我并不容易。\r不过,要是能够用意念去杀人的话,我早就被杀死了吧。
「你救我的时候,我还想着能够信任的人出现了。\r 不过,那全部都是朝奈,用那项链的诅咒策划出来的」
「…………」
「真是件不吉利的东西呢。不过,现在的我很需要那东西。\r 所以,我――」
她迅速无声地把白嫩的手伸向我。\r她是想伸手向我的脖子,还是白色的玉石呢,我不知道。
;mov $0,$666:add $0,"b\b3_06.jpg":bg $0,5 ;裏口2
但是,正在那时――
「等等,姐姐!!」
「朝奈!?」
本应不在这里的朝奈出现了。\r朝奈看见我们的样子,急忙地跑过来。
「朝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志朗,你瞒着我过来了。\r 所以我就急忙追过来,于是……」
「你明明只要等着我回去就好了。\r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是我的台词啊,志朗!\r 你一个人出来的话,那个……」
「或许会被我杀死,你是想那样说吗,朝奈?」
夕奈脸上僵硬的笑容消失了,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r她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朝奈,像是看着一个碍眼的人似的。
「不,不是的,姐姐……」
「为什么你老是重复着那么拙劣的谎言啊?\r 你是知道那有多伤害人吗?」
「那是……」
「被谎言和欺骗所粉饰的人生中,\r 就算其中有一丝的真实,你认为别人会相信吗?」
「…………」
「所以,我给你全部毁掉。\r 全部毁掉,从今开始积累新的真实吧」
「夕奈,你别太过分――」
「然后志朗,你就是那块垫脚石哦。\r 为了让朝奈得到新生,你的命我收下了」
夕奈的眼睛看着我。\r眼神里,明显隐藏着一丝不是能一笑了之的暗色。
「志朗是与这无关的,姐姐!」
「住口!你看见什么能够说他无关!?」
「他是无关的啊!」
「他明明准备要和我结婚的!\r 但他又背叛我伤害我!」
「那,那是……」
「即使那样你还是想说他是无关的!?\r 我已经陷入那项链的诅咒之轮中,无法回头了」
「…………」
「哭吧,喊吧,闹吧。\r 继续从心底怨恨我吧!因为那是你的真面目」
「怎么会,我对姐姐……」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r 你的灵魂已经充满污垢了。无论切开哪里都肯定是黑乎乎的」
那话太刻薄了。\r不过,听着夕奈的话,我知道我也有错。
因为我们的任性而伤害到夕奈,\r她口中不断吐出想要切碎一切似的狂言。
我来到这里终于能够理解朝奈了。\r她自己的自责,肯定是自虐性的。
「作为练刀,试试砍了你吧。\r 对我来说,容忍你活着就是最大的问题……」
「姐,姐姐……」
朝奈后退了一步。\r不过,基本上毫无意义。
夕奈手上并没有什么刀之类的东西,\r但是她那样子就算藏着能够伤害朝奈的东西也不奇怪。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只是,让你流一点血而已哟。\r 这点痛楚,跟我心里的痛楚相比,也根本算不了什么呢」
「夕奈,住手!」
「请你别着急,志朗。\r 之后我也会像这样,在你身上试试的」
「呐……」
她太疯狂了。\r夕奈已经,无可救药了。
她无视发呆的我,接近着朝奈。\r然后慢慢地把手伸过去。
「别,别那样,姐姐!」
「别佯装哀求了。\r 你是那样做才引起了志朗的注意的吧?真是卑鄙的孩子呢」
「不,不是,不是那样的……」
「谁都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然后,夕奈抓住了朝奈。\r使劲地抓住她的前襟,瞪着眼靠近她。
「啊……啊,很难受的,姐姐……」
「你应该为你还能觉得难受感到高兴啊,朝奈!」
「呜……」
夕奈就那样掐着朝奈的脖子。\r朝奈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住手,夕奈!」
我拉住她的手。\r但是,她的手有着让人觉得不像女人的力量。
「别碰我!你碰我我就掐死她!」
「什么!?」
我急忙放开手。\r但是,我不觉得那样事态会有好转。
「朝奈,真好呢,志朗他会保护你。\r 这样的话,你也已经死而无悔了吧?」
「姐,姐……姐……」
「不过,放心吧。我不会那么简单地就杀死你的。\r 我会选一个你有所遗憾的时机杀死你的」
「我,我……」
「就这样把你的喉咙掐破,让你不能说话也好呢。\r 你的声音不是很可爱吗?」
是因为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了吗,朝奈她用手抓住夕奈的手。\r不过,是她本人没有那种意志吗,她的力量看上去小得可怜。
我再次往夕奈伸手出去,\r她狠狠地盯了我一眼,我又收了回去。
「听好了,朝奈。像你们这种背叛的人都是这样的哟。\r 自己是最可爱的。因为,谁也不想死呢」
「…………」
朝奈的脸色渐渐变着。\r被掐住而变得通红的脸颊,也开始发青了。
「谁都不会来救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r 因为你是恩将仇报的,彻彻底底的叛徒!」
「呜……你,你……」
「啊拉,你已经不能说话了吗?真扫兴呢」
夕奈把掐紧的力量放松了。\r但是,只是没有再掐紧而已,她的手还是死死地抓着前襟。
「怎么样,这样就能说话了吧?\r 在这里说点伤害别人的话怎么样?」
「呜,咳,咳……」
「啊拉,我稍微掐得太紧了吗?\r 不过,这样掐破喉咙让你说不出话也挺有趣的呢」
「呜呜……太,太过分了,姐姐……」
「我可不希望这种程度就被你说是过分呢。\r 肉体上受到的痛苦,比起心灵的痛苦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哟」
「…………」
「不过,你是个没有感觉的人,根本不会存在心灵呢。\r 所以,我才相对地让你的身体受伤。怎样,高兴吧?」
「高,高兴什么的……」
「不高兴吗?那么我掐到你高兴为止吧。\r 掐到你高兴之后,再想下一个让你痛苦的方法」
然后,夕奈又掐住了朝奈。\r我觉得就这样放着她不管的话,就会永远重复着。
就算夕奈不会让朝奈断气,\r我也非得强行让她停下来不可。
「你适可而止吧,夕奈!」
「……啊拉,志朗,怎么了?」
「你让朝奈这么痛苦是为什么!?」
「你到现在还在说什么啊。当然是因为这样有趣啊。\r 志朗你也没有阻止我,一脸开心地欣赏着……」
「什么,我,我才没有!」
「反正你只是嘴上那样说而已。\r 你们两个简直,般配得让人害羞啊」
她那样说着,也没有放松手。\r朝奈不时地看着我,但很快又垂下了眼。
是想叫我救他,但又不能说出来吧。\r我十分清楚她的心情。
我一旦伸出救援之手,夕奈就会把矛头指向我这里。\r朝奈是害怕会那样吧。
「可恶……」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r但是,夕奈毫不在意正苦闷的我,高声地说道。
「对了对了,有一点忘记了。\r 刚才我说过,要切开朝奈,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是黑的」
「哎?」
「一定不只是血,连肉都是黑乎乎的吧。\r 还发着连野狗闻到都掉头跑的难闻的恶臭呢」
「你,你说什么……」
「志朗的话就可能能够吃得下朝奈的肉呢。\r 因为你都说想要她做新娘了」
「别胡说!谁,谁会那样……」
「哎呀真可惜啊。朝奈,志朗说他也吃不下你的肉呢。\r 就算我怎么去烹调,材料不行的话就毫无办法呢」
「…………」
「放心吧,朝奈。你的肉我会给你吃掉的。\r 不过我可吞不下呢。含在口里就会觉得难吃得吐掉呢」
夕奈一边那样说,一边露出愉快的表情。\r在我眼中,她已经完全疯掉了。
「那么,我来了哟。\r 如果不是黑色而是蓝色的话,我也可以原谅你……」
「夕,夕奈!」
那瞬间,我看见夕奈手上拿着一件闪光的东西。\r不会有错的,那是刀锋的闪光。
我那样想着,反射性地动起来。\r好像我之前的一动不动都是虚假的一般,我的身体跳了起来。
「住手,别对朝奈出手!」
――缓钝的触感。\r在军队训练中的斩击木偶环节时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咕呼……」
「姐,姐姐,姐姐!」
我呆呆地,听到了朝奈的喊叫声。\r我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朝,朝奈……」
「姐姐这样会死的!!」
我的手上粘着温热的东西。\r张开双手一看,已经染成了红色。
「这,这是……」
这是,夕奈的血。\r没错,我用腰上带着的军刀,刺了夕奈。
「这是我……做的吗……」
她噗通一下倒下了。
夕奈的鲜血,看着看着就染红了地面。
「呜……志,志朗……」
「夕,夕奈!」
我慌忙地抱起夕奈。\r但是,我很快便知道那样毫无意义。
「志朗,这个……」
「这个是……」
她沾满了鲜血的手向我伸出来。\r她手上的是那件项链的一个部分,银色的丝带。
然后,我发现了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r那个时候看到的并不是刀具,而是这条丝带的银光。
「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没,没关系的。总之,把这个……」
我收下了丝带。\r但是,夕奈的手并没有放开,而是就那样紧紧地握着。
「把,把这,交给朝奈……。\r 母亲的遗物分开两部分,这……不太好……」
她简直像摆脱了附体的邪灵似的。\r夕奈露出一副出奇温和的表情,还微微地笑着。
;▼やっぱりこれは説明してあげないと……ダメ? 野暮だと思ったら元に戻して下さい。
到了现在,\r朝奈的愿望终于能够实现了吗?
那希望姐妹俩想以前那样感情好的强烈的愿望,\r虽然很讽刺,但却姗姗来迟地实现了。
;◆英訳挿入
「我知道了,夕奈。不过你别说话了」
「不过……」
没错,夕奈必须要说话。\r所以,我也已经不阻止了。
夕奈用颤抖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r要说的话,是因为夕奈下次已经不可能说话了。
「这,这样……这样就好了,志朗」
「你,你说什么傻话」
「傻的是我呢。\r 流了很多的血……我也能够冷静下来了……」
「……是那样吗……」
「我感谢志朗你……能够这样杀死我。\r 因为……能够被喜欢的人……杀死……」
「夕奈……」
「不用管我的。我活着的话,你们两人就会不幸,\r 我死了的话,不幸的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不是那样的问题吧!」
「……所以,就这样让我死掉就好了。\r 那样的话,除了我之外,大家都能够幸福」
「夕奈死了的话,我和朝奈都不会幸福的」
「不过,那也只是一刹那的话语罢了。\r 你们两人的话……一定会很幸福的」
「但是!」
夕奈没有听进我说的话。\r或许,她已经听不见了。
「朝奈,朝奈……」
「姐,姐姐……」
「把你的手……」
「嗯……」
她的小手轻轻地盖了上来。\r我们三人的手,第一次重合在一起。
「至今为止的事……对不起,朝奈。\r 我,没资格做你的姐姐……」
「没,没那回事!\r 姐姐是,我唯一的姐姐!」
「……你那样说我真高兴。\r 因为我已经快死了……」
「怎么会……死什么的别说啊!\r 就算生我的气也好欺负我也好,我还是想要姐姐啊!」
「真讨厌呢,到死为止……我都没有,欺负过你哟」
「是,是呢,嗯。姐姐是……」
「不过没关系了,结果是一样的。\r 你一直背叛我呢」
「姐姐……」
「所以这样就完了。过去的事都一扫而空吧。\r 这样……朝奈,请你和志朗一起幸福吧……」
「怎么会……不要啊,我……我……」
「不要哭成那样啊。\r 我一直都,喜欢开朗活泼的朝奈」
「姐姐……」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终于,姐妹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r那是大家都期待的事,但是代价却太大了。
「志朗……」
「怎么了,夕奈?」
「我妹妹……朝奈就,拜托你了。\r 别让我的死白费,用在正途上……」
「我知道了。我会珍惜朝奈的」
「还有,朝奈……」
「什么,姐姐?」
「我们的店就……拜托你了。\r 我不在之后……一定会变得很艰难吧……」
「我知道的。那是我们最珍贵的店呢。\r 我会连姐姐的那份都,好好地努力的」
「…………别忘记……父亲的…………味道…………\r ………………………………还有…………」
「……嗯,嗯!」
;▼ちょっと追加
;◆英訳挿入
「我…………喜欢…………你…………」
「嗯……」
――然后,话说到这里就断了。\r但是,朝奈的手依然紧握着,不肯放松。
不知道多少次地,她像悄悄告诫自己般地点着头。\r那也许正是传达给渐渐远去的夕奈的思念的体现吧。
我默不作声地看护着朝奈。\r因为那是夕奈寄托给我的最后的愿望。
「朝奈……」
轻风拂过。\r乘上这风,她的灵魂到底会飞到哪里去呢。
但是,我静静地祈求着。\r平静而温和地,祈求着大家都能够幸福……
「嘛,就这样吧…」
搬家后的整理大致完成了,\r我稍微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下。
「不过还真热呢…这里连冷气也没有吗…」
我自言自语地发着牢骚,\r然后便奔出了这酷热的房间。
为了凉快点我来到了商店街。
在这样的小街道里也有着各种商店,还真是难得。
因为离大学比较近,在街上走的人\r大多数和我年纪都很相近。
看来这里很多人暑假闲得很吧。嘛,我也算是其中一人吧。
我在游戏厅玩了一会后,\r突然想起了昨天的咖啡店,于是便打算再去一次。
我一边顶着烈日,\r一边走在依稀记得的路上。
我离开晒得发热的沥青路,\r往人迹罕见的小道上走去。
然后,我凭着昨天的模糊记忆走着,\r在上坡的时候…
「…嗯?」
我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那的确是昨天的…
她两手抱着很大的行李,\r被几个男人包围在中间。
…绝对没错。是昨天那个咖啡店的孩子。
旁边的是她的朋友?
她只是嘴巴在一张一合地动着。不过,不能说话的她的嘴里,果然没有声音出来。
「什么啊,不想跟我们说话吗?」
「快说话啊」
…什么?…不是朋友吗?
如果是她的朋友的话\r至少应该会知道她不能说话。
不过,只见包围她的男人们\r很高兴地看到她困惑的样子。
;"■帮她",*y4_1,
;"■叫她",*y4_2
#text_off
…是呢。
就这样置之不理也不好…
虽然算不上是认识,\r不过我还是叫了一声。
「…真没办法,帮帮你吧」
我看着这不平常的气氛,\r走进了男人们的中间。
「喂,你在干嘛啊」
她大概是记得我的样子吧,\r在我们四目对视的瞬间,她那快哭出来的表情便有些缓解。
「你是谁啊?」
「我是这孩子的熟人」
我插身进她和那些男人中间,\r像是保护她似的对着那些家伙。
她一边看着我,一边展现出快哭出来的表情。…果然只是被缠住了吗…
「那么?你们找这孩子有什么事?」
「…切,没事」
「那么再见了。我有事找这孩子」
我那样说着,拿过她的行李,\r挤出了男人们的包围。
(…什么嘛,有男朋友的啊)\r(无聊…走吧)
看着我的怒视,\r男人们一边抱怨着一边离去。
在我旁边的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得出她现在是一副放下心来的表情。
「哟,没事吧?」
她轻轻点头,莞尔而笑。
…嘛,这么可爱的话,\r会被流氓搭话也没办法吧。
然后,我们便一起走了起来。
在这炎炎夏日,站在外面说话也不是很好。
「这附近有很多那种家伙吗?」
这次,她摇了摇头。
与其说她是否定的回答,倒不如说她是在回答不知道。
她一边走着一边抬头看着我的脸。\r那是带着非常抱歉的同时感觉很不思议的表情。
…我觉得她的视线大概是到我的肩膀,\r所以身高和我大概差15厘米左右吧。
「嗯?怎么了?」
听了我的问题,她便放下背包,摸索着东西,\r然后拿出了那个白板。
然后,用笔在上面沙沙地写着。
「嗯?你说谢谢你?\r 嘛,没什么别在意」
有困难的时候就要互相帮助,我只是遵循那样的道理而已。
老实说,那些家伙就算打我我也不会吃惊。
因为那样我也觉得挺有趣呢…
她轻轻低头道谢后,\r又开始在板上写字。
「什么?行李?啊…」
她刚才拿着的这个很大的纸袋。\r其实挺重的。
我从袋口看了一下里面然后想象了一下,\r大概是出来买店里用的东西吧。
「你是直接回去吧?\r 我也打算到那家店乘乘凉,我给你拿吧」
「哎?你说什么不好意思?\r 都说了别在意这种小事了」
这次她很抱歉地,\r几次低头道谢。
…其实不用那么拘谨也可以的吧。
「那么…」
「…方便的话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
听了我的话,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叫三井真也,你呢?」
听了我的问题后,她轻轻点了点头,\r然后在板上写着。
然后,白板上,\r用圆润的字迹写着她的名字…
『啊!』
女孩传来小声地惊叫,\r然后吓到原地坐了下来。
「什么啊,是村里的女孩啊…」
…虽然没见过,不过应该是某个村的人吧。
我把拔出来的刀收回鞘里,开口说道。
「…突然出现所以吓了我一跳呢」
「是,是的…抱歉」
「…差一点就要砍到你了」
「对,对不起…大井迹大人」
…大井迹?我没想她会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惊讶地看着她。
「…你知道我呢?」
「当,当然,在这村子里\r 没有人不知道大井迹大人…」
女孩那样说着依旧低着头。
…原来如此呢。对我来说是没见过,不过看来是这个村子里的女孩。
「那么,姑娘啊」
「是,是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哎?」
没错。这里很少人来。
正常来说,没有人会特地有事要来\r这种村外的小河边的。
…小时候开始,有烦恼的话我就会来这里看花,\r我还以为这里是只有我会来的地方…
「我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呃,呃,那个…」
「…别让我再说一遍」
「对,对,对不起」
女孩深深地鞠了几次躬。
切,明明其实不用那么拘谨也可以的…
「那,那个…我是来,看花的…」
「花?」
女孩那样说着,\r把视线看往河边青葱的草丛。
「花,还没开吧?」
「是,是的…是那样…」
「那么,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呃,呃,那个…」
「怎么了?」
「…………」
我那样一问后,女孩又结结巴巴地低下头了。
…切,这样就像\r我在欺负这女孩不是吗?
「…没事,不想说也可以」
「不,不是的!」
「其实并不是来看花…」
「而是来这里看风景的…」
「…看风景?」
「是的…」
「一直以来,我一有烦恼的话,\r 就喜欢一个人来这里看风景…」
…有烦恼的话吗…我跟眼前这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泛泛地谈着。
…没想到还有人用和自己一样的理由来这里呢…
「那,那个…果然很奇怪吧?」
「…………」
「…你是说只是看风景这理由?」
「…嗯。的确是个怪人呢」
「是,是吧~」
女孩那样回答,满脸笑容地看着我。
…呵呵呵,村里也有奇怪的家伙呢。\r我稍微有点感兴趣了。
「那么,姑娘…」
「是,是的,有什么事呢大井迹大人?」
「能顺便告诉我吗…」
「…什么?」
「…你的名字啊」
「啊,好,好的!」
…那一天,阳光明媚,蝉鸣不绝。…那一天,夏风暖心,邂逅相遇…
『 我的名字叫… 』
 (菖蒲)
「是啊,菖蒲啊」
她在白板上面,\r用可爱的字迹写着筱崎菖蒲。
;"■是个好名字呢",*s4_51,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呢",*s4_52
#text_off
「嗯。是个好名字呢」
「嗯,很适合你呢」
我所说的是我坦率的感想。
那是个和花一样能够雅致地表现她的\r气质的名字。
她像害羞似地脸红起来,\r然后嘴角轻轻扬起微笑。
果然很可爱呢…
我不由得看着她的侧脸入了迷。\r那是吸引人的,透亮迷人的笑容。
大概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了吧,她仰起脸。
「啊,不,没什么」
我马上像隐藏似地移开视线仰望天空。
…不绝的蝉鸣声,深邃碧蓝的天空。
还有拿着白板的,\r不能说话的少女。
…昨天相遇。…今天认识。
我第一次在新的城市里度过的夏季,\r便从此开始…
卷入无聊的事端虽然很糟糕,\r不过就这样无视而去又不太好。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
;俺は気付かれないように近付いた。
不过我还是悄悄地接近他们。
那里很暗我也看不太清,\r不过看来是男方单方面地上的。
嗯,那样的话对方也挺可怜的呢。我姑且插手阻止一下吧。
我那样想着准备那样做的时候,\r在我的视野的一角,我发现了我很熟悉的东西。
;どうも相手の女が嫌がっている。
;我ながら悪趣味だと思いつつそっと近づいた。
我往草丛内探头,但却在视野的一角发现了某样东西。
那是…?
看起来是块白色的板…白板?
『就算你抵抗,说不出话也就没办法吧!』
什么?!…难道!
我的身体马上反应起来。
一口气跳进草丛里,冲了进去。
然后印入我眼帘的是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あやめ暴行
「你这家伙!在干什么!」
我觉得我的心像是被割伤了似的。
#text_off
…之后的事我也记不清了。
我使劲把那男的从菖蒲的身体上踢飞出去,\r我模糊地记得我狠狠地打了那男的两三下。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一边盯着那逃跑的男人,\r一边听见菖蒲在我后面抽噎着。
「呼,呼…可恶,干那么残暴的事」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地回过头来,\r她一脸害怕地站在那里。
「…没事吧?」
我走近她,蹲下来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她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像想要逃脱我的手似的。
「菖蒲,是我啊。三井啊。知道吗?」
她大概是对我的名字有了反应,慢慢地仰起头来。
泪水涌出眼眶,啪塔啪塔地掉着眼泪。
「已经没事了。可以放心了」
我对着她露出了微笑。
必须赶快让她知道,自己已经从危险中脱身了。
我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随即,她的喘气渐渐地平静下来。
「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我像是在逗弄小孩子一样,\r向她温柔地说话。
小心翼翼地拭去她身上\r的恐惧感。
然后,
#text_off
;◎画像は変更
她轻轻地扑进我的胸怀。虽然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抱住了她。
她那纤薄的身体,一定承受了\r不可想象的恐怖感吧。
恐怕是把她那弱小的心灵暴露在无法想象的恐怖当中了吧,\r只需轻轻一攥,那心灵就会崩溃。
她在我的胸怀里,\r泣不成声地哭着。
我感觉到她那哭声,\r一直在我的心中回荡着…
『这是…什么?』
我、妈妈和同学一起来到了,\r繁花盛开的地方。
『颜色真漂亮…』
然后,我在那里发现了一条细细的丝线。
那和雨后的沥青一样,\r看起来闪闪发光的。
「啊,不错呢~,也让我看看吧」
我的朋友一边说着给她看一边走了过来。
…不过我是知道的。
交给她的话,一定不会还回来的。
「喂,快给我啊」
「………」
「我说叫你给我啊!」
「………」
那女孩用很大的声音,\r想要抢走我发现的东西。
…明明我不想给的。
…明明不想交给她的。
「你在唠唠叨叨地说些什么啊?快点给我啊」
「…不想给」
「哎?你说什么?」
「烦死了,我自己拿了」
「…………」
那女孩把漂亮的细丝\r抢走跑掉了。
我只是说了下次一定要还给我,\r然后就回家了。
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之后很久…\r我都没遇见过她。
向妈妈问了一下,也只不过\r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虽然我总是被她耍,\r不过再也不会见面了。
…但是,在我的桌子上面\r本来被她抢走了的漂亮细丝却回来了。
;夕立イベント
「…果然很热呢」
我被这闷热的天气晒得浑身发软,擦了擦汗。
尽管刚刚觉得呆在家里也没办法,\r现在这样的话,呆在家里闲着还更好吧…
为什么我会想要出去的啊。
「唉」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
大概想一下的话,\r能去的地方也只有游戏厅了吧。
…总觉得蔚蓝的天空异常炫目。
之后要干什么呢。\r…不,其实也没有必要去想。
提到能够打发时间,又很凉快的地方的话…
「就只有咖啡店了呢」
在我开口的瞬间——
嘭嘭(注:连续小幅度拽袖子的声音)
…嗯?我感觉被人拉了一下袖子,顺势回头一看。
「啊?」
菖蒲微笑着看着我。\r我不禁发出惊叫。
「怎么了?」
果然,这次她也用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r仰望着我。
「啊,不,我刚才想着要去你的店呢」
我急忙那样解释,\r然后菖蒲就信服地点了点头。
…说回来,我在着急个啥啊。\r明明只是偶然遇到而已嘛。
「那么,你现在是要回咖啡店去吗?」
我有点转移话题地问道,\r她又开朗地点了点头。
「是吗,那么我们一起走吧?」
听了我的话,她脸颊微微泛红,笑了笑。\r然后我们便一起走了。
偶然这样也挺好呢…
………
「唉,是那样啊?」
啪嗒啪嗒。(打瞌睡的样子)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说着无聊的话题。尽管那样我也很享受。
反正本来也就是在家里闲呆着。\r果然出来是正确的啊。
嗯,今天也天气晴朗啊…
那啥,喂,乌云密布啊…我抬头一看,天空满布乌云。
菖蒲貌似也注意到了\r她一脸愁容,忐忑不安。
「要下雨呢。啊,我们走快点吧」
说着,在我们加快步速的时候。
「好凉」
可恶,下起雨来了。雨滴打落在脸颊上。
嘭嘭
「嗯?」
我的袖子被拉了一下。\r回头一看,菖蒲在指着旁边的屋檐下。
「是呢,赶紧避雨比较好呢」
;土砂降り街背景
雨比我想象的下得还快,\r我们两人在雨中跑着。
「哇,糟了」
虽然来到了屋檐下,不过还是被雨淋得挺湿的。真是的,所以说我才对阵雨…
「说回来,菖蒲你没事吧?」
听了我的问题\r她边滴着水珠边点头应答。
呼…\r两人不觉仰望天空,叹了口气。
「真是意料之外的雨呢。嗯,要是能够快点停就好了」
不过,看这雨势,应该还不会马上停呢。\r果然是在家里闲呆着更好吗…
看着雨水冲刷着沥青路,\r我突然那样想了。
「呐,菖蒲…」
这样沉默下去也很无聊,\r刚打算开口说点什么却又停了下来。
这个,仔细一看她的制服被雨水淋得湿透了…
而且微妙地很贴身…\r果然出来是正确的呢。
不是吧。我在想什么啊?
「(盯着看)…」
「?」
「(盯着看)…」
「………」
啊,不行了。\r心痒痒的,不知不觉就盯着她了…
「(盯着看)…」
「………」
「(盯着看)…」
「………」
…难道,被看穿了吗?\r嗯,是心理作用吗,总觉得她在生气。
「那,那个,菖蒲」
「………」
哇~果然被看穿了。\r说,说些什么好呢?
真是窘况…雨声震耳。
我忐忐忑忑地想也不是办法。\r错的是我,要道歉呢…
「对,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想要看的」
「………」
「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看的,那个」
「………」
「对不起!」
我败给她的无言了,低下了头。
「…菖蒲?」
;立ち絵に変化?
我虽然还有点不安,不过一看,\r还是平时的菖蒲。
「…哎?你说你没生气?什么嘛」
我轻叹一口气。\r没想到被她耍了…
「哈哈,菖蒲还真坏呢」
我话刚落音,她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被我盯着看的报复?哈,哈哈哈」
我感到自己直冒冷汗。\r…总觉得她让我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面呢。
;画面白
这个短暂的避雨时间。
我和她两人谈谈笑笑,\r不知不觉中,雨过天晴…
叮当叮当…
门上挂着的铃铛响起悦耳的铃声。
然后,迎面而来的是店里的冷气,以及一幅笑脸。
「哟」
我对迎接我的菖蒲打了声招呼,\r然后她像平时一样坐在收款处的椅子上。
「嗯?店主呢?」
店里只看到菖蒲的身影。
先不说别的客人了,就连店主也不在。
「哎?有事出去了? 有客人来的话怎么办啊…说回来我也算是客人呢」
我和她像平时一样用白板进行着会话,\r然后我用湿毛巾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
「你说日常午餐都能够做出来?\r 哦,菖蒲你亲手做吗」
她莞尔一笑,\r便又在白板上写字。
「哎?食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r 就是说,你只需要端上来就行了?」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着,\r走进柜台里面。
太好了。
我刚才还担心能不能吃上饭呢。
………………
………
那之后过了一会\r她又出来了。
「………」
手上拿着的是\r今天的日常菜,肉馅洋白菜卷。
…貌似是那样的东西。
「…喂」
她还是那样害羞地笑着。…我有点烦恼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是什么啊?」
盘子表面的东西完全烧焦了。\r看来应该是今天的菜。
她轻轻点着头然后低头偷偷看我的样子,\r对我来说这还真是挺滑稽的场面呢
「切,真没办法…」
嘛,难得她给我做了这顿饭。
也说了这是店主预先准备的,\r应该不会不能吃吧…
她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r我一边牢骚满腹一边用叉子叉起食物的样子。
然后我一边往嘴里送,\r她就一边拿着白板对着我,上面写着『好吃吗?』
在她那期待的视线之下,\r我把叉子上的食物送往嘴里…
;「…美味い」
;俺が小さな声でそう呟いた瞬間、
;彼女の顔にが明るい笑顔にかわる。
;だが次の瞬間には、また不安そうな顔で、
;『ほんとに?』と書いたボードを見せる。
;「ああ、美味い」
;俺はそう言うと一気に食い始める。
;食い物を待たされた腹と、
;彼女の意外に美味かったランチ。
;見てくれを無視すれば、それなりに…
;いや、かなり美味いと思えた。
;そして気が付けば、
;俺は瞬く間にそれをすべて腹の中に収めていた。
难吃…我马上停下来了。
总之很难吃。要,要怎样做才能做出这么难吃的菜呢?
这真的是店主准备过的吗?
她静静地看着我。连喝水的时间都没顾上。
恐怕是在等着吧。\r等着我的一句回答…
咽~。我一口气吞下口中的东西。
我知道我神志不清了。不过非说不可。
「非,非常好吃…」
我那样小声地说完后,\r她便开朗地笑了起来。
『真的吗?』\r她拿着那样写的白板给我看。
「嗯,真的…」
她能够高兴的话,这种程度的事…\r我为了不被她发现我内心的想法而拼命保持冷静。
「哎?菖蒲你喜欢肉馅洋白菜卷啊?」
她高兴地把白板给我看。
「能做出好吃的东西真是太好了?哈哈哈,是呢」
我的笑容没崩坏吧。我没多大自信呢。
「你也想吃一个?嗯,可以啊」
…等等!菖蒲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叉子,伸过来。
啪。
「啊」
「…」
太迟了。\r她含着叉子定住了。
「菖蒲?」
「…」
「喂?」
「…」
在片刻的沉默后\r菖蒲突然跑进店里面去了。
「不,没关系了」
无论说几次\r她还是不肯把头抬起来。
不管怎么说,\r说谎的我都更难受啊。
「真的不是那么难吃的」
「…」
「对,对不起」
她已经亲口吃过了。说什么也无非是拙劣的安慰而已。
大概受了很大刺激吧。还叹着气呢。…这也是当然的。
「总,总之,以后做得好吃点就行了吧?」
她依旧低着头听着我说话。糟了呢,怎么办才好啊?
这样的话!我下定决心后,便开始一口气把剩余的部分吃掉。
(狼吞虎咽中…)
「吃,吃饱了」
我泪流满面的放下盘子。她吃惊地看着我。
「这也不是说难吃到吃不下呢」
「别勉强?没有勉强啊」
我一边敲着肚子一边说。
「练习一下的话,就绝对能有好厨艺的」
菖蒲歪着脑袋想了想,
然后和平时一样露出了笑容。
「你会努力的?嗯,期待着你哟」
我笑着支持她。
怎么都好,莫非她那期间一直都…没有让人尝试过她做的食物?
内心涌起一阵不安,\r我感觉到眼前稍微变黑了。
…好厉害,好厉害!简直就像是魔法师的道具一样神奇,这条银丝。
无论把它扔到哪里,都会回到我这里来的。我真想拿去炫耀给别人看。
我脑海中想到的是,妈妈。我跑去妈妈那,打算告诉她这银丝丢不掉…
『为什么你把丢掉的东西捡回来了?』
在我把银丝递给她看的瞬间,\r妈妈发怒了。
『我昨天叫你丢掉的吧?为什么又捡回来了?』
…不是的。我没有去捡回来…
『那么是谁捡回来的。\r 除了你以外,没有别的人会把那样的东西捡回来的吧?』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在桌子上…
『它又没有腿,不会自己跑回来的吧?\r 赶快给我丢掉!』
妈妈一点都没打算听我解释。
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啊?
『快点丢掉!』
怎,怎么会…妈妈…
『不听我说话\r 就不是我家的孩子!』
怎,怎么会…
…妈妈,笨蛋……明明我难得拿给妈妈看的…
『快丢掉!』
…真是的…妈妈你…妈妈你…
 『…妈妈你…』
「…现在的气氛,和之前的不同呢」
对面的医生那样说道。
「发生了什么快乐的事吗?」
医生瞅了我一眼,\r就开始看手边的书籍了。
恐怕那就是,我多年来就诊过\r的记录了吧。
我的心理状况有什么变化,\r以及波动,都记录在上面了吧。
『因为有人支持我』
我坦白地说道。
隐瞒也没有用。
有人保护着我,\r这真的让我心里踏实。
他能够看出我现在很高兴,\r大概是看穿了我的那种心理状况吧。
「支持…吗」
;なるほど、言って、
;先生は書類を机の上に置き、私の顔を見た。
「能稍微讲得详细一点吗?」
我把上次来过这里之后的5天内的事\r全部都告诉了医生。
我告诉了他,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而陷入郁闷之中的事。
还有三井支持我的事。以及去了那个花圃的事。
尽管只是短短的5天,\r我也觉得那是非常有意义的。
…不过,在听着我的话的时候,\r医生依旧一脸严肃。
「…那个花圃我也知道\r 因为在这个城镇也算是有名的地方呢」
然后医生那样说完,\r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不耐烦地一边摇着头,\r一边盯着我。
总觉得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我感到背后一阵寒意。
「你也知道花有治愈的效果吧?」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
「花也好,画也好,音乐也好,都确实有治愈人的力量。\r 不过,你可不能依赖那些东西啊」
一开始我不是很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我不想相信医生说的话吧。
不过,那之后,医生口中说出来的话,\r否定了现在我所有的一切。
「听好了?你必须要变强。\r 为此,必须舍弃一切能够依赖的东西」
「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重新看清自己的心,\r 以及把自己变强。我之前也说过了吧?」
「但是,如果你依赖了别的东西的话不就不行了吗?」
医生口吻有点严厉。简直就像在说着为什么不听他的话,\r如果那样的话能治的病都治不好似的。
连挪动身体都做不到的我,只能呆呆地坐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否定掉了,那样的事实我不想承认。
「还有,那个,叫三井的家伙吧。\r 你说他支持你是吧?」
「那最终,\r 会让你不知不觉中就依赖他了吧?」
只有他我不想听医生提到。
否定到那份上的话,\r感觉就跟失去一切毫无差别了。
不过,医生的话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听好了。我说过很多遍了,别依赖其他人和其他东西。\r 那是非得自己解决不可的问题」
「如果做不到的话,你就一辈子也不能说话」
「你还年轻,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r 对这样的你来说,他绝非有益的存在」
『不是的,不是的,那个人不是你说的那样的!』
「…听好了」
「你并不是普通人,你和大家是不同的」
…和大家…不同…?
「对他来说,跟你这种不能说话的人对话也很艰难吧?\r 你不觉得那样很对不起他吗?」
…不是那样的…
「要说的话,因为你很有负面意义所以和别人不一样」
…负面?…
「没错,请你别忘记你经常都是别人的负担」
…我是其他人的…负担?…
在我那样想的时候…\r我心底的某处彻底崩溃了。
…我是孤身一人的?…我是负担?
无论有怎么样明媚的阳光照射着,\r无论怎样淋着骤雨…
…我也是被界线隔离开的。
沉默的时候是和大家一样的。
但是开口的瞬间,\r就绝对不是在同一个世界了,我会被分割开的。
那条线是不会消失的。
那距离是不能拉近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自己的家了。
我不记得我去过哪里。\r也不记得我走了多久。
叮当叮当…
一打开门,\r店里便传来很大的笑声。
「你回来啦」
那是爸爸的声音。和平时一样,温柔的声音。
然后,里面又传来,
「你回来啦」
这样格外开朗的声音。
这声音我知道。\r那是我听了后最难受的声音。
「喂,今天我带了朋友来呢,过来吧」
我一看,他周围有几个男的。看起来是在高兴地谈着。
…是他的朋友吧?
那边看起来就像是\r为他而设的乐园。
…我无言以对。
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我的心就隐隐作痛。
我并没有被大堆的人围着,\r一起谈笑的经验。
我不能说话,大家会对我望而生畏的。我很害怕那样,所以我一直都避开别人。
不知不觉,人们便离我而去,\r然后现在,医生让我有所自知。
…不过,我觉得那样也好。
像我这样的人,比起去添麻烦,那样更好一点。
与其被人远离,或者让人担心,\r不如索性一开始就没有关系就好了。
而且,我觉得有点羡慕他。
羡慕他能够理所当然地\r过着快乐的时光。
他像平时一样,轻松地叫我。\r就像想把我拉进,他自己制造的圈子中。
不过,我无法进入那个圈子里。
…因为我怕会被隔离开。
并不是因为被心理医生那样说了,\r而是因为我很害怕给他们添麻烦。
…对出声邀请我的人,\r我能做的事仅有一件。
我像道歉似的,把头低下,\r然后像逃跑似的跑向自己的房间…
…我面照镜子,镜子里映照着的是自己哭泣的脸。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何时开始变得这么痛苦的。
我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话。听着那无声的话语。
今天的他,被大群的朋友围着,笑着。
跟我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快乐地笑着。
那已经是我不能触及的空间了。
…我非常,羡慕他。
『你不是普通人,你跟别人不同的吧?』
…没错。那里有一堵不但不可见甚至无限延长的隔离之壁。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别人的负担』
…没错呢。和我对话的确是很麻烦呢…
…我也想去大家那边的世界。\r想和大家在一起快乐地谈话…
『那么,依赖是不可以的。请你自觉点』
心理医生的话语又在我脑海里回响着。
…真的这样就好了吗?\r那样的话,最终就能去到大家那边了吗…
…我不知道…
;■ここの繋がり、おかしくありません?
;■演出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ので放っておきますが。
;■っと、元データ見たらこれでいいらしい。ふむぅ。
…妈妈你……妈妈你…
 『 妈妈你… 』
爸爸带我来到一间很大的医院。\r妈妈她,一直长眠不醒。
『你妈妈之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样子?』
穿着白袍的男人,向我那样问道。爸爸他,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两手抱头。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的吧?\r 我认为你妈妈应该有过奇怪的样子的』
那男的蹲下来,看着我的脸。我扭过头,不敢直视他。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她突然倒下来了,\r 这怎么也解释不清楚吧?』
这次是另一个男人那样说。
我回过神一看,周围还站着几个穿白袍的男人。
『你妈妈她,有没有说过哪里痛,有没有过想要昏倒的样子?』『那之前你的妈妈在做着什么?』
『呐,你老是沉默不开口的话,医生我们就什么都不清楚啊』『什么都好,说几句话吧?』
我都说我不知道了…\r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那些大人想把妈妈倒下了的这件事\r归咎在我身上。
我很害怕,把身体缩成一团。很害怕,怕得哭出来了。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r爸爸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回到家,就像累了似的,直接瘫坐在地上。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r也没再出来。
爸爸的神情也很可怕。
或许,连爸爸都把妈妈倒下这件事\r归咎于我也说不定。
不过,我,\r我只是想把这条银丝给妈妈看而已…
我的泪珠滴落到我手中的银丝上,闪着银光。
看起来就像是银丝也在流泪。
明明不是我的错。明明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大家就想把这都归咎于我。
大家都说我是知道隐情的。
明明我,什么都不知道。明明我,无话可说。
…什么都…什么都…
 『 明明我不想说的… 』
我感觉到手中的银丝又在闪耀着。
不过,我揉了揉红肿的眼睛一看,\r银丝果然还是那样子。
「真迟呢…」
菖蒲像平时一样去打了水,\r不过到现在还没回来。
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山中。\r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可想象了…
「难道遇到狼之类的…」
我脑中闪过不安的想法,\r然后急忙往菖蒲去的那条河边跑去。
;□情景.心情
噗通,
「嗯?」
…是水鸟吗?\r总觉得,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
我往传来水声的方向走去。
;□情景.心情
;☆一枚絵>五章あやめさん 水浴びする
「啊…」
「呃…」
「呀啊」
月光洒在溪水上,潺潺的溪水波光粼粼。
几许流萤点缀着微光,\r而菖蒲正在那溪水中沐浴着。
「菖,菖蒲?」
「啊,那个,我…」
;□情景.心情
「啊,你迟迟也没回来所以担心你了」
「呃,那个,对不起…」
「因为太热了,所以就洗了个澡…」
「啊,啊,是那样啊…」
「是,是的…」
看着脸红害羞的菖蒲,\r不觉地,我自己也害羞起来。
「…………」
「呃,呃…」
「…………」
;□情景.心情
嫩白无暇的皮肤。\r月光洒在她身上,我看得入迷了。
菖蒲她用困惑的表情,\r看着神不守舍的我。
「你那样盯着我的话…」
「什,什么,菖蒲?」
「我会害羞的…」
「啊,对,对不起…」
;□情景.心情
在盈盈月光之下,我反射性地向菖蒲道歉,\r不过我的眼睛依然不能从她身上移开。
「…………」
「…………」
;□情景.心情
只是,静静地,我们四目相对。\r害羞的菖蒲很在意我的视线。
「那,那么,回去咯」
「是,是的」
菖蒲虽然那样回答,\r不过却没见她上岸来。
「…………」
「怎么了,回去了哟?」
「呃…那个…」
「大,大井迹大人…那个…」
「怎么了?」
「我稍微回头一看…」
「啊,啊,抱歉」
我忍受不住那尴尬的气氛,\r慌忙地背对菖蒲。
「对不起,我很害羞…」
…………
;■蝉の声
「…今天也很热呢」
我又像平时一样,\r来到溪流边打水。
平时的话,我不会说关于工作以外的事情的。\r不过今天有点不同。
「不过,昨天真的吓了我一跳呢…」
;★立ち絵
「什么?」
「昨天的事啊」
「呃,呃…」
「你一直都是像那样沐浴的吗?」
「不,不是的」
;■情景.心情
菖蒲慌忙否定。\r虽然我很怀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过我还是被看到了呢」
「你指什么?」
「嘻嘻嘻,被大井迹大人你」
;■情景.心情
「………」
…对这家伙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菖蒲淘气地笑着,而我结巴不语。\r凉快的岸边一时间被寂静笼罩。
糟了糟了,她也很缠人呢。\r…或许我也有点太在意了。
不知为什么,虽然和平时一样热,不过却让人愉悦…
「呐,大井迹大人…」
「嗯?」
「我有一个问题…」
「…问题?怎么?」
「是的,只是一个问题所以我想让你老实地回答」
「好的,知道了」
那么沉默寡言的菖蒲,\r突然向我提起问来。
「为什么大井迹大人你…\r 那个,到现在还没娶妻子呢?」
「哈?」
…娶妻?那是什么意思啊?\r我不清楚菖蒲突然提问的意思。
「呃,呃,就是说…为什么不娶妻子…」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那个,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
「我还是不知道你说什么啊?」
「呃,呃,我的意思是说,明明你那么优秀,\r 为什么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的…」
菖蒲一边脸红着,\r一边继续说道。
;"■现在不是那种时候",*y4_25,
;"■并没有为什么",*y4_26
#text_off
「因为现在是很忙碌的时期呢…\r 根本没有空闲去想娶妻子之类的事」
「哦,因为大井迹大人是个大忙人呢」
「而且,我的妻子,是别人随便决定的呢」
「别人随便决定…」
「世界上,也有些身份连结婚的自由都没有呢」
没错。
为了增强跟附近的权门富贵的关系,\r通常都会是用婚姻这种方法。
无视结婚对象双方的感情,这都是惯例来的。
「不过,那样也太…」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也放弃了」
老实说,我也不是很在意。\r那种事到时再算吧。
「抱歉…我问了你很难堪的问题呢…」
「别在意。考虑到家族利益的话,那样做是最正确的」
只有那样,我们一族才能继续发展下去。\r那是在当今世上,哪个国家都一样的吧。
「…菖蒲」
「是,是的!」
「…我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哎?」
「只是,为了和豪门贵族结亲而进行的婚姻,\r 确实有点难以想象的呢…」
「就,就因为那样的理由…吉备一族的人都要…」
「不,比起说我是一个领主,我更是一个人」
「…人?」
「没错,我也好村里的人也好豪门贵族也好…大家都是人」
就是那样。\r我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
我也和大家一样在悲哀的时候会哭,\r在苦恼的时候也会心烦意乱…
「…而且呢,菖蒲」
「什,什么?」
「还有其他的理由」
「…其他理由?」
「嗯,我老实说吧」
「好,好的」
「其实是,我没有遇到我真正想娶为妻子的女人呢」
「呃,是那样啊!?」
「嗯,你不可以对别人说哟」
「是,是的,当然不会说!」
菖蒲坚定地回答我后,\r稍微脸红地看着我。
「不,不过大井迹大人…」
「你怎么脸红了?」
「呃,我,我脸红了吗!?」
「是啊」
「我,我没事的!」
「?」
「总有一天,跟大井迹大人相配的\r 漂亮女人一定会出现的…」
「也对呢…」
「嗯,总有一天会的…」
菖蒲依旧脸红着,\r对我那样说道。
然后我,\r躺在河边望着天空。
(总有一天…)
…菖蒲所说的话。也许真的是那样。\r不过,我也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一天,苍穹蔚蓝深邃。那一天,河边绿草依旧。
;炭焼小屋内
「是吗…果然呢…」
在昏暗的小屋中。我停下了手上的活,看着竹简。
菖蒲去打水了还没有回来。小屋里面仅有我一个人。
「这个全部都是假的的话…,就轻松多了呢…」
那是我从宅邸带来的,珍藏的竹简。\r而且,上面记载的不仅是银丝的造法。
也记载着以前这个竹简和我的祖先在大陆的时候,\r那些跟银丝产生关联的人所发生的故事。
父亲为了拯救女儿,杀了人而得知了银丝的造法,\r最后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这样的故事…
女主人十天十夜不眠不休地祈祷着\r祈求早已因为暴风雨而在海上遇难的家人平安无事,这样的故事…
无论哪个都是,银丝绝对的力量以及\r人们走到尽头的悲哀命运的故事。
然后那些也是,\r我将会走上的道路。
「您怎么了?大井迹大人?」
…在突然被叫了一声之后我才回过神来,\r不知不觉中菖蒲已经回来了。
;炭焼小屋内
「不,没什么。辛苦了」
我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r尽可能若无其事地收拾竹简。
「哈…?」
菖蒲歪着脑袋,\r也没怎么在意地提着水桶。
;炭焼小屋内
「呐,菖蒲」
「啊,什么?」
「你…不,我是说假如…」
「嗯,怎么了?」
「你能理解,用自己的性命去守护某样东西,这种心情吗?」
「哎…?」
我问了她是否能理解那样的心情。…我是不是只是在自我满足呢?…不过就算是那样我也要问…
「不,我不清楚」
她像是在叱责我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道,\r不过她的样子显得很哀伤。
「以命救命…\r 结果,还是会失去一条生命」
「那样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那是…\r那真的是,菖蒲的真心话吗。
还是说只是想否定我所想要做的事\r才那样说的…
「是呢…不,的确是那样呢」
我问了件无聊的事。\r或许要菖蒲回答这问题是不行的吧…
「我问了奇怪的事呢。忘掉它吧」
「是的…」
但是菖蒲并没有回到工作上,\r而是再一次向我开口。
「大井迹大人你…」
「…怎么了?」
「不…没事了…」
;炭焼小屋内
结果菖蒲还是什么都没有说,\r径自去把水桶放好了。
她到底想说什么呢…\r然后我,又能够怎样回答她呢…?
「呐,菖蒲…」
「是的?」
;炭焼小屋内
「什么事?大井迹大人」
我们依旧在这昏暗的小屋里,\r继续制造着银丝。
在制造告一段落的时候,我停下了手\r敲着自己的肩膀向菖蒲问道。
「说回来我还有事想问你呢」
「是,是的,是什么问题?」
;"■你认为为什么那些花会不开呢?",*y4_34,
;"■为什么你不嫁人呢?",*y4_35
#text_off
「你认为为什么那些菖蒲花会不开呢?」
「哎?不知道呢」
「是吗…」
「大井迹大人你知道吗?」
「是呢…比如说,是在等待着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这些话。\r我只是,把心里突然想到的事说出口而已…
「…等待着什么,吗?」
「不,那不是真的吧?」
虽然是我自己说的,但是我也毫无根据。\r倒不如说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很幸福呢」
「…很幸福?」
「是的。因为,一直在等待着对方,\r 想要把自己最美丽的样子展现给对方看,这不是很幸福吗?」
那是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一个极普通,\r但却美丽无比的幻想吧。
虽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r不过若那样的话也太理想化了吧。
「那么,如果它们等的人没有发现它们的话,那些花会怎样?」
虽然这是个刁难的说法,\r不过我还是顺着她的幻想问道。
「我觉得它们或许会等到他发现它们为止呢。
 …因为,不那样想的话,不就很可怜了吗?」
等到发现为止,吗…\r这真是像她所会想到的呢。
不过,那样不就会太被动了吗。
「如果那样还是没有发现它们呢?」
「那样的话…或许就会一直都不开花了吧」
菖蒲侧着脸回答道。
像是在担心什么似的,露出凄凉的表情。
「嘛,反正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我像是渴望快点挥散掉沉重的感觉似的,\r直接用那样一句话作为结尾。
我不清楚那些菖蒲花不开花的原因。
虽然我确实很想看到它们开花,\r不过那和现在的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说回来,你…」
「嗯?」
「你为什么,还没嫁人呢?」
「哎哎!?」
「喂,别那么大声尖叫啊」
「对,对不起,因为真的吓了我一跳…」
菖蒲吃完一惊后,这次害羞地低下头。
…而我就在后悔着自己是不是问了多余的事情。
「…你不会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也,那个…有着和大井迹大人同样的理由」
「哈?」
「我到现在也还没有,\r 遇到自己想嫁给他的男性。」
…那真是让人意外呢。
想不到菖蒲居然会那样想。
不过,我的内心深处也能够理解她。
或许,是她的话就会那样想呢。
「那也只是我的任性呢」
「我想也是吧…」
「嘻嘻嘻…我老是不结婚,引来了不少叱责呢」
的确,如果是到了这种年纪的正经女孩的话,\r没有成婚是非常不正常的呢。
菖蒲她一定是,\r一直拒绝着成婚吧。
「…因为我只是想在村里过着平凡的人生,\r 所以至少我想自己决定与之白头偕老的对象」
我…\r什么啊,这不就真的和我一样吗…
首先,从不能离开这个村子这一点来说,\r我和菖蒲是一样的。
如果没有银丝这一件事的话,\r我们或许都只会虚度终生吧。
那样的话,至少会像自己选择的那样,\r在疲惫而眠时,床上有能微笑着给予自己温暖的伴侣吧。
那是被迫生活着的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割舍,\r也不肯割舍的东西。
然而,拿到现在来说也不过只是个梦…
「啊,不过…」
;炭焼小屋内
「也不需要那么担心我,\r 像我这样的人,谁都不肯娶的呢」
菖蒲那样说着,脸带羞涩地\r对着我开朗地笑着。
即使在这个有点肮脏的昏暗房间里,\r我也觉得她那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夺目。
「…没有那回事哟,菖蒲」
「嗯?」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哎?」
「换做你的话,谁都会想把你娶回去当妻子的」
「哎,哎哎—!?」
「所以放心吧,你心仪的对象一定会出现的」
「…………」
;↑照れた感じの沈黙入れてみてはどうでしょうか?
…没错。\r如果是菖蒲的话一定能够得到幸福的。
那是我心中最坦白的想法,\r也是我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的想法。
…而且,为了能够守护她,我要成为她坚实的后盾。\r这样的话,我也能重新觉悟。
「那,那么,大井迹大人…」
「嗯?」
「如,如果,我想要嫁人…」
「?」
「…你会娶我吗?」
「哈?」
「那,那个…,大井迹大人的」
「你,你说什么啊!?」
我那时候,\r并不知道菖蒲到底想说什么。
不,虽然我能够理解字面上的意思,\r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炭焼小屋内
「是,是的」
「嫁给我的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嗯,嗯…知道」
「…那么为什么还要嫁给我呢?」
…嫁给我的话。\r就意味着嫁给一个不久将要消失的人…
作为制造银丝的代价,我要付出性命。\r…然后嫁给快要完成银丝的我,这意味着…
「回答我吧,菖蒲…」
「………」
「为什么要说什么嫁给我?」
「我想成为…」
「什么?」
「…我想成为妻子」
「想成为妻子?」
「是的,我想成为大井迹大人的妻子」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r那澄清的眼瞳中,倒映着我的样子。
「…菖蒲」
「是的」
「…那种事是,不可能的吧…」
「…………」
…我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为什么说出这些蠢话,\r但又发现自己内心动摇着,不能对她的话一笑置之。
「…也对呢」
「果然,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太高攀了…」
「………」
「对不起。大井迹大人…」
伸手可及的距离…菖蒲就在那低声而语。
…明明我们是那么相近,明明就近在身旁…
为什么那声音,在我听起来又像是那么遥不可及。
(不是的,没那回事)
…我在心里说着。\r不过,我无法说出口。
…我,有着必须完成的使命。\r正因如此才不能娶她为妻。
如果不是背负着这使命的话…\r那么,就会如她所说的,身份的差别会成为借口吧。
…我是知道的。自己,在做着卑鄙的事。
如果…如果,什么借口都没有的话,\r我又会怎么回答呢…?
「…………」
…我一定,心中早已有答案了吧。\r心中早有答案,但我却不能回应菖蒲的感情。
(没时间了…就算回应她,也毫无意义…)
…然后,恐怕\r连那也只是借口也说不定。
我和菖蒲陷入沉默,\r默默忍受着两人所产生的令人窒息的气氛。
…那一天,银丝接近完成。\r…那一天,菖蒲脸带寂寞。
…我只是,不想呆在家里。因为,呆在家里的话,那个人可能又会来的,我会很难受的。
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地,\r只是随意走走。
然后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r又在黄昏时分来到了这个地方。
…菖蒲花今天也没有盛开。
因为花期早就过了,\r所以那也是当然的吧。
不过,我今天还是想看到菖蒲花。
我想看到,妈妈所喜欢的,\r和我有同样名字的花。
不过,花依旧没有要盛开的样子。
呐,盛开吧。求你了,快开花吧。
就算只有一朵也可以了,\r让我看看那鲜紫色的花吧。
…我是知道的。无论怎么祈求,花都是不会盛开的,这我是知道的。
忘却了盛开的菖蒲花。以及,忘却了如何说话的,拥有同样名字的我。
我甚至不想再来这里了。…或许还是不要再来这里比较好。
然后我背向没开放的菖蒲花,\r沿路折返。
一步,两步,三步…\r我走了几步,打算最后一次回头看一下。
…没可能的。不可能会盛开的。
不过,或许,就在我最后一次看的时候会…
如果能够看到有花开放…
或许我也能够改变…
『拜托了…开花吧…』
我在心中祈祷后,\r我闭着眼睛,缓缓地回过头。
…然后鼓起勇气,试着睁开眼睛。
…拜托…拜托了…我一边在心里拼命地祈祷着,一边睁开了眼睛。
慢慢睁开紧闭在黑暗中的双眼,\r在我眼里渐渐映出眼前的景色。
#text_off
…随风摇曳的菖蒲。
…不过那只是…菖蒲草在随风摆动着。
『菖蒲花没开呢…』
我说着不成声音的话语,\r开始沿途返回了。
「这样下去,会一直都不开花吧?」
然后,一如既往地,这里的花还没开。
…明明后天的满月之夜就要完成银丝的了…
但这些花一点都没有要盛开的样子。\r果然是不能再看一次了吗…
在接近完成之际,我开始把之前想过的事说出来。\r「呐,菖蒲…」
「嗯?」
「如果,是如果哟…」
「?」
「?」
「如果我想放弃制造银丝的话,你会怎样?」
「哎?!」
「如果我说要去某个很远的地方的话你会怎样?」
「大,大井迹大人,那到底是…」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认真的。
不过,我只是想开口说点话而已所以就开口了。
「然后我们两人一起生活吧?」
「………」
「在没有任何人会去的地方,忘却一切,只有我们两个人…」
「………」
「怎么样?」
「………」
对单方面不断说着的我,\r菖蒲只是沉默着,既没有肯定又没有否定。
…这一定是我在完成银丝之前想作出的逃避吧。我并不是恐惧死亡,而是对迄今为止自己的生存方式感到后悔。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的生存方式。对我来说,不会有那样的自由吧…
我…对我来说…生也好死也好,自己都没有选择的自由…
…为了别人而生,\r还要为了别人而死。
我想从那样的命运中摆脱,舍弃一切。就算我觉得不可能实现,也还是说了出来。
「…大井迹大人…」
「…你是认真的吗?」
…那一天,明月与流萤摇曳着。…那一天,我口中说出的,全是悲伤的话语。
「菖蒲…」
在昏暗的小屋中。我完成全部工作。
「再过不久,银丝就要完成了…」
;炭焼小屋内
「是的」
「剩下的就只是付出代价了…」
「………」
从天空升起满月到涨潮为止。在那三天之内,我向银丝奉献生命的话就可以完成了。
这样,折磨百姓的旱灾也,\r一定能够得到治理了…
「呐,大井迹大人」
「什么事?」
菖蒲突然用开朗的表情看着我,\r对我说话。
「果然…」
「?」
「果然还是两个人逃走吧?」
「什么!?」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们两人…」
「………」
「呐,就那样吧!大井迹大人!」
「…菖蒲?」
「嗯。那样就好了!\r 忘记一切,两人重新过着新生活!」
「白天一起干农活,晚上一起赏赏花…」
「啊,煮饭就交给我吧!」
「别看我这样,我做菜还是很好吃的哟!」
「然后,我们举办只有我们两人的婚礼吧?」
「………」
「不,就算没有漂亮的礼服也没问题的!\r 只要大井迹大人在我身边…」
「不要再说了…」
;◎泣きあやめ
「然后,我们两人永远在一起…」
「我告诉过你不要再说了!!」
我的喊声在狭小昏暗的屋子里面回响着。
…菖蒲……别再那样说了。
老实说,我也恨不得想那样啊……我恨不得我们两个人一直在一起生活…
「呜呜…」
在默默度过眼睛都不眨的寂静之后…\r蝉鸣声和菖蒲的抽噎声把我带回现实。
;炭焼小屋内
;◎泣きあやめ
「…呐,菖蒲…」
「呜,呜呜…」
「抱歉,我说了些奇怪的话呢…」
;◎泣きあやめ
「呜呜…不,我…」
…因为我让她看到了我的迷茫…所以连菖蒲的心也困惑起来…
「把那忘掉吧。\r 我只是说一说而已」
;◎泣きあやめ
「呜…呜呜…」
「…别哭了」
;◎泣きあやめ
「大,大井迹大人…」
「我不想看到你悲伤的表情…」
;◎泣きあやめ
「呜呜…」
那一天,满月当空。\r那一天,菖蒲悲泣…
「菖蒲你是我重要的朋友」
…重要的朋友吗。
总觉得是个说起来好听的词语呢。
不过也没办法。
让她如此痛苦,这都是我的错。
我只要抽身而出的话,全部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那样就好了不是吗。
「在我心目中,你不仅仅是我在咖啡店里遇到的女孩,\r 你还是我的一个朋友…」
在那之后我又说了一大堆有道理的话。
具体说过什么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虽然菖蒲听了我的话后点了点头,\r不过她脸上一直露出寂寞的表情。
在回去的路上。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昏暗的街道上,我们两人默默地走着。
耳边只有两人的脚步声。
她的双眼充满空洞,也不转头看我。
…我最终,\r还是没能为她做什么。
只是说着想要成为她的力量这些听起来好听的话,\r对她却尽只是添麻烦。
然后我们就那样沉默着,\r走上了那条坡道。
店主在咖啡店前等着。
她跑到那里去,\r用手语告诉她父亲她会这么迟的理由。
#text_off
「…是吗。三井君,看来她给你添麻烦了」
「我代她向你道谢。谢谢你」
「唉,道谢什么的…我受不起的。 那么我把她送回来了,我也该走了呢」
我那样说着瞄了她一眼。
我还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不过我觉得那些话就算今天不说也可以。现在,只要她能够从那打击中重新站起来的话就可以了。
我那样想着准备要回去的时候。她往我这边跑了过来。
「嗯?」
她拿起我的手,\r在我的手掌上用纤细的手指开始写着。
「…谢谢?\r 不,我都说了我没在意,快点打起精神来吧」
听了我的话后她默默地点着头。\r我跟仰头看着我的她四目相对。
看着她我心底里很清楚她在拼命地忍住眼泪。\r尽管在微微颤抖着,她还是想要对我露出笑容。
然后,她又把手指放在我的手上,\r再次写着。
在她写完最后一个字前,\r控制不住的眼泪滴落在我的手上。
『再见了』
写完最后一个字后,\r她放开了我的手,跑进了店里。
「喂,喂…」
然后在我叫她的瞬间,\r她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无论是在咖啡店,还是在街道上,\r我都没有再见到过她的身影。
店主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只是说了一句话,叫我原谅她。
有一次,我去到那个回忆的地方。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走去那里。
我在想着或许在那里能够见到她,\r不过这样的期待终究只是期待,那里空无一人。
只是,我第一次认识到,独自一人站在这里\r是多么的悲伤,多么的寂寞。
她到现在为止,都是置身于这种悲伤之中吗。
然后,我渐渐地也没再去那家咖啡店了。老实说是因为我去了也会很痛苦。
她不想在我面前出现,\r恐怕是因为在我这里吧。
一想到那样,我就觉得很抱歉,\r接着就在中途停下脚步了。
然后。
那家咖啡店\r在那之后一个月左右倒闭了。
我也离开了那城镇。
因为对她来说,\r我的存在是她之所以会痛苦的原因之一吧。
「吼…这可真漂亮啊」
「真是个雅致的琴啊」
「这个就拜托给您了」
「好的,放在这样的神社里很浪费啊」
「永远珍重地保存它吧」
;□情景.心情
「那么,我要走了…」
「啊,等等,石切殿下」
;■立ち絵
「…诶?」
「你打算今后怎么办呢?」
「…怎么办,是指?」
「大概,哪个神社都不会去吧…」
「…………」
「莫非真像传言说的那样要到大陆那边去吗…」
;□情景.心情
「嗯…的确是的」
「什么,真的要渡海吗?」
「嗯」
「确实,既然是归化人那么也应该算是故土祖国了吧…」
「…可是现在要去的地方」
「…………」
「石切殿下,为什么要做这种不靠谱的事」
「…没有特别大的理由」
「只是想重新拾起那些遗忘了的记忆…」
「…遗忘的记忆?」
「嗯,我想一定在那地方吧…」
「哈?」
「…因为这是约定好了的」
;■白
………
#text_off
Strong wind.\r强风。
It makes big sound and danced the yellow sands.\r漫天飞舞的黄沙发出巨大的声音。
.....Blue sky.\r…天空的蓝色。
To where as well,the high high sky with clouds.\r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断延续的,高高的,高高的云彩们。
How long the time,\r不知经历了多久,
How many the people I met....\r不知见了多少的人们…
“You.... ”\r 『喂』
A voice of calling me.\r呼喊我的声音,
I heard it on my back.\r从我的背后传来。
“....Where will yo go? ”\r 『…打算去哪里?』
It is a foreign language that I used to hear.\r这是已经完全习惯了的异国语言。
How many languages I learn before?\r我已经…学会了不知多少种了吧?
How many countries I travel before?\r不知翻越了多少个异国…
“It is hard to pass here... ”\r 『横渡这里可非常辛苦啊?』
Sombody said so.\r不知哪位旅人这么说着。
I saw high desert with yellow sand infront of me.\r黄沙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彼端。
Sometimes the wind danced the sands.\r偶尔吹过的强风会扬起黄沙,
Strong sunshine show them up.\r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That word...\r…那句话。
I almost forget it.\r我差点忘记了,
I heard it for long time ago.\r那是我在遥远的昔日所听说过的话。
....If I want have something,\r…要得到什么,
I have to spend something.\r就必须为之付出代价。
It was not said that natural reason was bent.\r违背自然之理的东西是不允许存在的,
It was not the thing given to someone,too.\r也不是人们能够得到的。
......so that word.....\r…对,那时候我听过的话。
It is maybe...\r那,一定是…
It may be the word left to me.\r寄托给我的话语也说不定。
.....so I keep continue to find it still now.\r…所以直到现在我一直寻找着。
In this world,in many countries....\r在这个宽广的大陆上,走过了无数异国的土地…
.....for many years....or a few handred years.\r…已经不知多少年…不,不知多少个世纪也说不定。
“...hey you..will you go serious? ”\r 『…呐,你真的要去吗?』
;目の前に続く広大な黄砂を前に、
;どこかの旅の者が相変わらず口を開いている。
;『ここを無事に渡った者はいないぞ?』
“Don't go. You can't pass. ”\r 『不是我说不好听的,你是可能会死的』
“...No... ”\r 「…不」
“.....I'm all right... ”\r 「…没关系」
“but.... ”\r 『可,可是』
“I never dye... ”\r 「…我是不会死的」
“What? ”\r 『啥?』
“Because it is my mission.. ”\r 「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text_off
“Because I was missioned so... ”\r 「是我所负担的责任…」
Till my mission and life is over one day.\r直到某一天,\r我的使命全部终结的时候…永远…
I look up the high sky.\r…仰望无穷展开的天空。
It spread out far away.\r一定,会延续到那个地方。
If I spend for long long time\rthat I can't remember how long....\r经过长久的,长久的年月,\r经历了分不清的时间,
can I back?\r会有回去的一天吗?
.....At that time,I hope.......\r…到了那一天…我一定…
;そうだ、答えは最初から出ている。
;恐らく、出会ったあの日から…
;俺の想いを、正直にあるがままに言葉に変えよう。
「我…喜欢你」
#text_off
她的双眼睁得大大的。\r我一口气地抢着继续说道。
「一开始我想我只是爱管闲事之类的而已。 想着能否为不能说话的你做点什么之类的」
「不过,跟你相处之后,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快乐…\r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的心情就会平静…」
「被你无视的时候,我也一直很痛苦。\r 我也想过了…为什么我会那么痛苦呢…」
她一动不动地\r倾听着我的话。
「然后我终于明白了… 我想成为一个对你来说很特别的人…」
…说出来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或许她会觉得我至今为她做的事,\r都是别有用心的。
她要是那样想的话我们也就完了。\r不过,我能够肯定地说我对她的感情是千真万确的。
…我一语不发地\r等着她的回答。
菖蒲低着头过了片刻,\r然后像是想出来了似的拿起笔来,不过写了一些有点奇怪的句子。
「…你说你会继续为能够说话而努力…?」
「那是指…」
不过,她翻开记事本,不知为何她一边写着一边遮住\r她写的地方不给我看。
…然后。\r写完后她把记事本递给我看…
『因为我想要用自己的声音对你说喜欢你…』
她并非用平时那种可爱的字体,\r而是用铿锵有力的字体那样写着。
「菖蒲…」
她眼眶里含着眼泪,\r对我露出了至今都没见过的温暖笑容。
我毫不犹豫地抱紧了她。\r她也毫不抵抗地把身体贴过来。
「我…喜欢你…」
每次我那样说道,她都在我的胸怀中\r使劲地点着头。
我有话想要对她的心理医生说。
我想问他还有什么更重要的理由比得上她那满怀的感情。
我一边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暖,\r一边坚定地想着根本没有那样的理由。
…那一晚,我们举行了婚礼。
「呜呜…大井迹大人…」
「嗯,我知道,别哭…」
我紧抱着菖蒲,\r她的眼睛里泛着泪光。
然后从我的眼眶中,\r也滴下了几滴眼泪。
「菖蒲」
「…是的」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哟…」
#text_off
『…是的』
菖蒲那纤细的身体\r在被我紧抱的怀中微微颤抖着。
我把手从她的背后移到肩膀处,\r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非常柔顺。我用手指梳理过去,顺滑的秀发从指间滑过。
我们一直那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然后,她忽然抬起头来。
白皙的脸上微微泛出红晕,\r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对她笑了笑。
她也回应似的笑了笑。
然后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地靠近对方,\r把双唇贴在一起。
一开始只是触碰到双唇而已。接下来我们像是互相确认一样。
又像是互相渴望一样,\r把双唇交织在一起。
那是热情的一吻,\r平时我根本不敢想象她会那么热情的。
然后像是满足了似的,\r她慢慢地离开了我的双唇。
我们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但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用眼神交流着。
她的眼睛稍稍湿润了。不过,嘴角依然露出微笑。
「…菖蒲」
本应继续说下去的话,我没有说下去。因为她像是明白了似的点着头。
我让她仰睡在床上,我就趴在她身上抱着她。
我们的胸口紧贴在一起。
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都在加速,\r我们两人都同时笑了。
我们就那样把脸相互靠近,再一次接吻了。我稍微强横地渴望着她的舌头。
她虽然有点犹豫,\r不过还是像回应我似的把小小的舌头缠绕在我的舌头上。
然后,她那柔软的双唇离开我的双唇后,\r她口中散发着热气。
我就那样把嘴唇贴在她的脖子上游动着,\r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菖蒲你好香呢」
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道。
我透过她的胸口感受到她的心跳加速了。
我把左手伸进她紧贴着我的胸前,\r她紧张得用力抓住我衬衫的边角。
我稍微坐起身来,看着她的脸,\r她紧紧地闭着双眼,像是在忍着什么似的。
「…没事的」
我那样说完,\r她就慢慢地张开眼睛,害羞地看着我。
她的眼神不是在拒绝我。不过,果然\r看得出她第一次踏进这种领域而感到很不安。
「…没事的」
我很痛恨自己只能说出那样的话,\r不过她听了我的话后还是稍微放心了一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那放在她胸前的手掌,传来她脉搏的跳动。她的心跳快得让人觉得不正常,非常地激烈。
我和她再次把双唇交织在一起,然后我慢慢地挪动着我的手。身体时不时有着反应,然后她把身体托付给我。
我想直接去触摸她的胸部。我想直接去感受她的心跳。
「…我,想直接触摸菖蒲你」
说完我自己也觉得害羞,\r她的脸更红了,还害羞地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
不过,横着脸的她,就那样点了点头。
我慢慢地拉开她衣服的拉链,脱下了她的衣服,\r自己也把穿着的衬衫脱去。
现在,在我眼前的是只穿着一层内衣的菖蒲。透白的肌肤炫目耀眼。
我不断地吻着她那白皙的肌肤。脖子,肩膀,还有那浅浅的乳沟。
每次我吻她,她都颤抖着,\r轻轻地喘着气。
我把手挪到她的背后\r把胸罩的挂钩摘开,褪去胸罩的吊带。
她害羞地缩成一团,想要遮掩住裸露的身体。
看得出她果然有点害怕。那也是当然的吧。因为她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暴露一切。
「没事的。相信我吧」
或许那是相当简单的一句话。在这种场面,或许那时谁都会说出的话。
不过,她听了那句话后轻轻地点了点头,\r然后把放在胸前的手移开。
即使被害羞,不安,以及害怕所包围,\r但是她还是相信了我,把那因为不断地喘气而起伏着的胸部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用手去触摸,她的身体就扭动着。她的肌肤非常光滑,而且非常的热。
她的胸部刚好和手掌差不多大小,\r我每次用手揉一下就会微微地变形。
她的呼吸声也随之变得急速了。
我再次吻了她一下。
我一边吻着她,同时手也没有停下来。
然后,当我得手指碰到乳头的时候。\r她的身体格外地有着很大的反应。
重叠着的双唇分开后,她深深地喘着气。
我就那样把嘴唇贴在她的身上,蠕动着。
然后在我吻到她乳头的时候,\r她又再次叫不出声地喘着气。
我用舌尖舔着她的乳头。
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伸到她的下腹部。
「…啊」
她不知不觉地喊出声来。
隔着内裤也摸得出来,\r她的秘处已经湿润了。
她瞬间把两腿缩紧,像是要把我的手夹住似的,\r然后用手遮住害羞的脸摇了摇头。
「…没问题的。这不是什么害羞的事…」
我已经不知说过多少遍那句话了。不过,果然她这次没有把那话听进去了。
「菖蒲,看着我的眼睛」
我靠近她的脸,然后用认真的表情看着她。跟战战兢兢地把手移开的她视线重合在一起。
「我想看到你的全部。 想知道你的全部」
或许只是男方的我的任性也说不定。或许是我忘记了自我而凭着自身的本能那样说的。
不过那也绝对没有错,\r我是那样想的,这也是事实。
我稍微用力把手从她紧夹着的双腿之间拔出。然后再次触摸那里,她的身体就像抽搐了一下似的。
隔着内裤也摸得出来,\r那里已经湿透了。
当我知道她对我的动作很有感觉之后,\r内心就不再受到束缚了,心跳不断地加快。
然后我把最后的这条内裤,轻轻地脱了下来。
「…害怕吗?」
听了我的问题,\r菖蒲轻轻地摇着头。
「是,是的…而且…」
「…而且?」
「我很害羞…」
菖蒲那样低声说道,\r我把她静静地抱住。
然后,我轻轻地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r慢慢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啊…」
马上,\r在月光的照耀下,她露出了白皙的皮肤。
「那,那个…」
「怎么了?」
「我,我果然…还是很害羞…」
我觉得她那泛红着的脸很可爱,\r然后我就那样把脸了贴上去。
然后,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面,\r慢慢地开始揉弄起来。
我用双手慢慢地揉着\r她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部,其乐无穷,让人流连忘返。
「啊…」
菖蒲小声地叫了出来。
用不安但又欣喜的\r表情害羞地看着我。
然后我,把嘴巴探到她的胸前,\r开始舔着她的乳头。
「啊,啊~嗯」
菖蒲发出轻声的呻吟。
…嗯。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呢。
然后我\r把空出来的左手从大腿滑到腰部。 
「啊,那,那里…」
就在我把手滑到下腹部的时候,\r菖蒲不安地轻声叫了出来。
她用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放心吧」
「是,是的…」
然后,我把手指滑到她的阴部。
「哈」
菖蒲马上喘着气。
在我触摸到的时候,她那里已经很湿了。
我感觉到她那里已经湿透了,\r然后不断地用手指爱抚着那里。
「啊,啊…大井迹大人…」
菖蒲脸红着,\r喘着气地对我说话。
「什么?」
我一边那样回答,\r一边用两只手抚摸她的阴部。
「啊,啊~嗯」
她那样喊着,呻吟着。
…哈,真拿你没办法。
我暂时停下手来,对菖蒲说话。
「…菖蒲」
「哈,哈,是,是的…」
「难得今晚是月夜,让我再看清楚一点吧」
「哎?」
…那里有着她的一切。
妖艳而闪着淫光。
我轻轻用手触摸一下,她便发出急促的喘气声,\r身体多次而激烈地反应着。
随着我的手每动一下,她就像全身被电击一样\r身体上下颤抖,不成声地喘着气。
已经,足够湿了。她终于完成了跟我结合的准备了。
「…菖蒲,要上了哟…」
已经停不下来了。
每次听到她那急促的呼吸声,\r我都感觉到我的肉棒沉溺其中。
她是注意到我那样的情绪了吧,\r所以她提高头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慢慢地插进她的小穴中。无视她小穴中那抵抗异物的抵抗感,我一下子插了进去。
她的脸痛苦地扭曲着。
看到她那样子,我没有再往前进了。
「…没事吧?不行的话我就拔出来了…」
我口是心非,\r心里还渴望着插进去之后的快感。
因为理性还稍微能够控制住我的情欲,\r所以我现在才能够看清她的样子。
她虽然很痛苦,不过还是使劲地摇了摇头。
就算拼命忍受那痛楚,她也想要把我的肉棒迎纳进去。
看到她那样子,我感觉到我脑中\r那最后仅存的理性也一扫而空。
我再次渴求着她的身体,把身体往前一压。
然后,在插进去的时候我把我感受到的最大的阻碍一口气突破。
她的身体激烈地颤抖着。
看得出她在拼命忍受着剧烈的痛楚。
不过,我并没有理会,继续往深处插。
我连自己都阻止不住了。
然后在插到最深处的时候,\r我和她的眼神相互接触了。
就算我们互相的感觉有所不同,但还是能找到共同点。那就是我们终于能够结合的,唯一的快乐。
她的眼眶流着眼泪。
尽管在忍受着痛楚,她依然露出微笑。
「…知,知道吗…?」
她急促地喘着气,胸部上下抖动着,全身也颤抖着,\r不过听了我的问题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么,我要动了」
她的小穴非常热,而且很窄小。不过,从她身体缓慢流出的爱液也流到了我的身上。
我本能地抽动着。每次插进去,我的肉棒都会顶到她的最里面。
后脊传来让人麻痹的快感,\r混杂着被她的小穴夹住的邪恶的快感,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配合着我的前后抽动,她也急促地喘着气。
像跟随她喘气的旋律一样,她的小穴不时地收紧。
「…菖,菖…蒲」
我感觉到我像是被动地被她夹住似的。看来不能维持很久。
她大概也失去理性了吧,\r更加激烈的喘着气,胸部上下摇晃着。
「…已经,差不多…要射了」
我那样说着,抬起菖蒲的屁股。
「啊,很,很害羞的…」
菖蒲的脸更加红了。
她的脸红得就算在淡薄的月光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的屁股全湿了,爱液还流到了被褥上。
「看得很清楚哟」
「别,别看啊~」
她那害羞的声音也很可爱,我再次把口贴近她的阴部。
然后,像是要吮吸爱液似的用舌头舔着。
「啊,啊啊~嗯」
我一边用空出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胸部,\r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阴部。
我巴嗒巴嗒地\r特地用很大的声音吸着她的阴部。
「我,我已经…」
菖蒲像是轻微地抽搐似的,\r不断地呻吟着。
「…已经,能够上了吗?」
我停下了手,\r菖蒲脸红地点着头。
「…知道了」
我慢慢放开手,把自己的衣服脱去。
我自己也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菖蒲结合了。
然后,我把我的肉棒,\r贴在菖蒲的秘处,前后摩擦着。
「啊,啊嗯…」
菖蒲不时发出呻吟声。
我把肉棒沾满她的爱液后,顶在了她小穴的入口。
「菖蒲…要上了哟…」
「是,是的…」
她话音刚落,我便一口气插了进去。
虽然有些许抵抗感,不过还是一口气插进去了。
「很痛」
我们双方都差不多要到达极限了。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已经失去理性了。身体仅受由抽插所产生的快感支配。
然后,在她的小穴收缩的瞬间。
「…啊!」
我的肉棒想要喷发出来,\r然后我一口气把肉棒抽出来。
在她的身体扭曲着的同时,\r我的精液从肉棒中喷发出来。
「没问题吧?」
「是,是的…」
随着那轻声的回答,\r菖蒲勉强地露出了笑容。
…我们结合的部位,\r流出了证明着菖蒲纯洁的鲜血。
…我觉得那样的她非常勇敢而且很可爱。
然后,就算我没有抽动,\r也能感受到菖蒲的小穴内部很热。
「…请…大井迹大人…」
「不要客气,尽管抽动吧…」
菖蒲一边露出扭曲的笑容,一边细声而语。…她真是勉强呢…
我觉得菖蒲非常可爱,\r慢慢地开始一点一点地动起来。
然后用空出的一只手,\r爱抚着刚才那乳头。
「啊,啊啊…」
菖蒲不时发出娇俏的呻吟声。
…嗯,说回来刚才也是差不多顶到最深处呢。
我也忍受不住诱惑,直插到最深处,\r接着慢慢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啊嗯,啊啊嗯」
菖蒲不断地呻吟着,\r我对菖蒲说道。
「怎,怎么了,菖蒲?」
「是,是的,啊,啊啊嗯!」
「已,已经,要高潮了吗?」
「嗯,是,是的,已,已经…」
菖蒲有气无力地呻吟着。
…我,我也差不多到到极限了。
然后在我抽插得更快的时候…
「啊,啊啊—!」
菖蒲特别大声地叫了出来,\r身体像抽搐似的颤抖着。
「菖蒲!」
我在那一瞬间,\r紧抱着菖蒲的身体与她同时到达了高潮。
「大,大井迹大人」
然后精液在菖蒲的\r体内源源不断地涌出。
 『菖蒲!!』
我喘着气跑回小屋,\r像把门弄坏一样,猛地打开门,冲进了里面。
「菖蒲,你在吗?!」
不可能在的。\r你一定只是因为有别的事,所以才会迟到的。
绝不会在这里的,求你了。\r千万别跟我所预感的一样。
小屋里面已经接近昏暗了。
我一边抑制着自己急切的心情,一边等待眼睛适应眼前的黑暗。
…不过。
终于,我能够看得清楚了,\r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菖蒲!!」
在放置银丝的祭坛前,\r菖蒲精疲力尽地倒在那里。
「…井迹…大人…」
我听到菖蒲嘶哑的声音,\r我立刻跑了过去抱起她。
「菖蒲!\r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滴答…
「嗯…?」
是啊。
这就是我的预感啊。
我抬起她的手腕,感觉到很湿润。\r她全身都湿透了。
「你…!」
那些并不是水。\r是一种粘稠的,不过却温暖的液体…那是血。
如同被一桶水从头淋到脚一样,\r她的身体流着大量的血。
我看了看菖蒲的周围,\r我发现她脚边掉落着一把短刀,
…一把沾着鲜血的短刀。\r是从她手上掉下来的吧。
菖蒲出血量最多的,是腹部周围。\r恐怕…菖蒲是,自己…
「呼,呼…」
「菖蒲!」
「…总觉得,不轻松呢…啊…」
咳咳
「别说话! 我马上就叫人来!!」
这样的出血量的话是不能搬动她的。\r只能去宅邸叫人来了…
「等…等一下…」
「都叫你别说话了。很快的,我很快回来…」
「不…不用了」
菖蒲闭起沾满鲜血的嘴唇,嘴角抽搐着。
我明明知道她是想露出笑容,不过我还是想抓紧时间。
「我知道的,我自己…已经…就这样…」
「好了别说话了!静静地等着吧!」
「别离开我!」
她发出痛苦而颤抖的声音。\r菖蒲看着我,她那渐渐失去光泽的眼瞳在流着泪。
「请你…别离开我…\r 别丢下…我一个人…请留在我…身边…」
「菖蒲…」
我知道她的受伤程度有多重。
还剩多少时间,我也大概知道。
…而我经过那条昏暗的山道回到宅邸,\r带着医生回到这里所需的时间是…
…于是。\r我冷静地作出判断后得出的结论是。
「…菖蒲…」
我把菖蒲抱起来,\r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无论如何也,赶不及了。
她已经…
冷静判断后,我能够为她做的唯一的事,\r只有守护在她身边直到临终。
「啊…大井迹大人…」
她是感受到我的温暖而放心了吗,\r菖蒲比刚才笑得更温柔了。
「菖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
她的手并没有抓住我的手。\r恐怕是连那样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如果是大井迹大人你的话…就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吧…」
「………」
…我是知道的。不过,我在祈求着别跟我的预感一样…
她一定是在想着什么而来到这里的,\r还有…为什么会举刀自杀…
「我,代替大井迹大人…」
拜托了…\r求你了,别说下去…
「我这条小命,\r 要是能够代替大井迹大人牺牲的话…」
「…菖蒲…」
…这不就是我所想着的预感吗。\r虽然很愚蠢…不过,那是最合理的想法…
代替我,付出生命…\r为了…为了不让我死…
「大井迹大人,说过自己是\r 个普通的人呢…」
「…嗯」
…我也好,菖蒲他们那样的村民也好,都只是普通人而已。那是和菖蒲度过的每一天中,我都在重复着的话语。
「现在的话,我就明白到\r 大井迹大人的心情了…」
#text_off
「为了拯救大家,自己要舍身取义,\r 那种决心…苦恼…还有…恐惧…」
「菖蒲…」
「大井迹大人,果然很厉害呢…」
#text_off
「你是要…战胜这些东西呢…」
「呜…!」
…不是,不是的…\r我紧紧地抱住菖蒲。
虽然你是说『我这条小命』,\r不过你其实不需要为我付出生命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r我已经,无所依恋了。
明明我已经能够终结掉那可恨的传说,\r了结掉无聊的人生了…
…但是…\r…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已经太迟了。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菖蒲花…菖蒲花已经开了…」
…如果什么都做不到的话,\r至少我要把最想告诉她的事说给她听。
「哎…?」
「那条河边的菖蒲花啊。\r 虽然只有一朵,不过还是开花了…」
她的意识已经混乱了吗,\r菖蒲她用茫然不知的空洞眼神看着我。
「…是我说要和你一起看的,菖蒲花啊…」
「是…吗…」
「嗯,开花了」
「我真…失败呢…」
「把能够和大井迹大人一起看菖蒲花的…最后的…」
菖蒲遗憾地说着。\r…最后的,机会…确实是那样吧。
菖蒲或许是想说\r让那个机会溜走而很感到失败吧。
「大井迹大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什么问题?」
「那个…我是个,好妻子吗…?」
「嗯…是个好妻子」
我毫不犹豫地那样回答。
「太好了…」
菖蒲用接近消逝的声音,\r那样开心地说着。
「那是…我的梦想」
「梦想?」
慢慢地,\r菖蒲慢慢地点着头。
「我想让我最喜欢的丈夫…夸奖我…是个好妻子…」
…我把她抱得更紧。\r我的胸口撕心裂肺地痛,禁不住的泪水涌了出来。
「大井迹大人…」
菖蒲竭尽全力发出的声音\r把我唤回现实。
「嗯,怎么了?」
「菖蒲花…美丽吗?」
菖蒲的声音已经柔弱到,\r我必须把耳朵贴到她的嘴边听她说了。
菖蒲…\r菖蒲已经…
「嗯,很美丽。\r 我也想…让你看看哟」
菖蒲微微一笑,\r颤抖着的嘴唇在动着。
「嗯,什么?你说什么?」
我再一次,把耳朵贴到她的嘴唇旁边。\r然后,她柔弱无力地说…
「我想跟你…一起看…」
然后,菖蒲静静地闭上了眼睛。\r一滴泪水,从她脸上滴落。
「菖蒲…?菖…菖蒲,菖蒲—!!」
我使劲摇着她的身体。\r不过,她还是毫无反应。
随呼吸而起伏的胸口也,\r已经没有再动了…
「菖蒲…」
这次轮到我的眼泪,滴落到她的脸颊上了。\r…一滴两滴,滴滴断肠。
菖蒲…\r不是的,我不要这样…
你误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啊…
我用充满泪水的眼睛,\r看着放在旁边的银丝。
「是呢…都是我的错呢…」
在黑暗中浮现出微光的银丝,\r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制法的最终完成。
「要是我,对菖蒲说得更清楚的话…」
…不过,那是很残忍的内容,\r菖蒲也没问我,我也不想说。
结果…反而适得其反。\r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银丝的制法…\r在最后,作为代价必须要付出生命。
而且那…\r并不是说谁的生命都可以…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
…作为代价的生命。那必须是制造银丝者的生命。
…所以…要牺牲的除了我以外别人都不行…
就算…就算菖蒲死掉了,\r也完全没有意义…
「菖蒲…」
我把脸埋进她那血迹斑斑的胸口,\r想要感受她那正消逝而去的温暖。
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变冷了,\r我被犹如铁锈般的血腥味呛着。
「呜…呜…呜呜…」
我在寂静和黑暗中,\r痛心欲绝地不停哭着。
…………
…我到底哭了多久呢。
要是放着我不管的话,我恐怕会哭个不停吧,\r不过,我忽然想起了自己非做不可的事。
我把脸贴近抱着的菖蒲,\r轻轻地,我把嘴唇贴在她那被鲜血染红但却早已失去血色的嘴唇上。
之后,我把她横放在地上,站了起来,\r拿起脚边的短刀。
「菖蒲她…用这个…」
短刀上已经粘了不少血迹了,\r不过应该还能完成一点任务吧。
我用右手拿着短刀,接着又拿起银丝,\r把它绕在我紧握着刀柄的手上。
「这样就可以了…」
然后我把短刀顶在我的喉咙处。 
剩下的就只是轻轻地把手一拉而已。
我坐在躺在地上的菖蒲旁边,\r用空出来的左手紧握着她的手。
「这样就可以终结了呢…我会做个了断的」
…我到底,\r是在对谁说话呢。
我觉得不是在对菖蒲说。
或许是对银丝,或者是对古往今来那些制造银丝的人所说的。
「…我现在,\r 并不是为了拯救村子之类的事而用到这把刀的」
为了谁或者是什么东西都无所谓。
我只是想说出自己的一句怨言罢了。
「更不是为了那位叫久世的领主」
「我并不是为了其他人…」
『而是为了菖蒲…』
『我是…为了一位名为菖蒲的女孩…』
我一边那样祈祷着,右手一边慢慢施力,\r然后狠狠地将刀刃一拉。
噗滋…
…基本上没有感到任何痛楚。\r反而,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很舒服。
我放松身体,\r像盖着菖蒲似的,倒在了菖蒲身上。
「…菖蒲…真想一起看呢…」
在我依稀逝去的意识中,最后看见的是,\r被血染成朱红色的银丝…
…以及菖蒲那若隐若现的笑容。
#text_off
『…他应该已经回去了呢…』
我回过神来时,昏暗的天空中,\r已经下起了骤雨。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r再次闭上了眼睛…
『再也不能说话』
医生是那样说的。
听完他那样说后的那一瞬间我便被划分出一条界线了。
…我,和我以外的全部东西之间,被划分出一条界线了。
『我也会帮助你的哟』
他是那样对我说的,\r我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
…我以为已经消失不见的内心中的界线。
那永远不会消失的界线。
…又在此刻明显地浮现出来了。
就算是曾经让我感到近在咫尺的他,\r现在也已经让我感到遥不可及了。
『我等你哟』
…对不起。\r一直以来都让你担心。
…对不起。\r给你添太多麻烦了。
我所能做的只是,\r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这样扳着手指。
用两手编织而成的话语,\r在镜子前面说着话。
…对不起。\r我连对你道歉都做不到。
…对不起。\r我没能遵守约定。
…对不起…
雨,已经停了。
从散开的云雾的间隙之中,射来了点点星光。
菖蒲并不在我身边。\r她,还没有来。
…我一个人到底在固执着什么呢。
下了这么大的雨,\r而且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
她也一定会认为\r我已经回去了吧。
我一直望着一个方向,那个她会到来的方向,\r不过一个人影都没有。
…今天她已经不会来了吧。
到了明天,\r我或许会笑着说『昨天的雨下得真大呢』,那样一笑置之吧。
…已经够了吧?…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那样告诉自己,但是却不知为何,\r自己却在湿润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她没有来。我等了这么久她都没来的话,一定是已经回去了吧。
…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那样想了,\r不过还是没有动身离开。
从云缝之间看到残阳如血,\r在昏暗的菖蒲花圃上撒了一层淡淡的赤红。
然后,雨后蛙声一片,\r接着,秋虫繁鸣,告知着世人季节的更替。
「所以说,还是回去吧…」
我对自己那样说道。\r但是…在最后的最后,我的内心某处被牵动了。
…她的话…如果是我所认识的她的话,\r无论怎么迟,都绝对会来的。
她没有来,这肯定有什么理由的。\r并不是因为下雨,而是因为更加迫切的理由…
「…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吗…」
湿漉漉的头发滴着雨水,流到脖子上。\r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
「我…到底在等待着什么呢…?」
…雨好像停了。
窗外暴雨的声音安静下来了。
我轻轻地触碰到绑在头发上的丝带。\r触摸到贴在丝带下面的银丝。
…银的传说。\r…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以前,父亲告诉过我的一个童话…\r妈妈虽然笑了笑不过还是相信了我。
我慢慢解开银丝,\r用两手托着。
…美丽的颜色。
…昏暗的月色之下,发出朦胧的光芒。
从第一次看到它的那天起就从未改变,\r我对着这样的丝线试着说话。
…呐?\r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吧?
…那么就消除掉我身边的界线啊…\r…带我到大家那边的世界去啊…
拜托了,求你了!\r实现我的愿望啊!
…无论我在心中怎样强烈地祈求着…\r银丝也丝毫没有反应…
紧握着银丝的手心,\r接住了几滴从我眼中滴落的泪水。
…我是菖蒲。…没有开花的菖蒲。\r是个无法与任何人拉近距离的人…
(开花了,开花了哟!)
…哎?
(…菖蒲…怎么了?…)
…谁?\r谁的声音?!
我确实听到了!\r我确实听到从某处传来那样的声音。
…然后,我手上的银丝,\r开始微微地发着光。
…这是?\r…这…到底是?…
;=狭雾 ;=朝奈 ;▲=名無し
(…偶尔请回想起来…)
(姐,姐姐…)
…在,对我说话吗?发着光的银丝在对我说话…
(…我想要活过的证据…)
…活过的证据?
((…花…))
…花?…是说菖蒲花吗?
((真想一起看呢…))
…想一起看?\r…没能一起看吗?呐?
((…只是一次就够了…一起…))
…那瞬间,\r闪烁着微光的银丝失去了光芒。
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r就像是我看见了幻象似的…
…银丝丝毫没有任何变化,\r和平时一样静静地躺在我的手里。
「回去吧…」
我自言自语地说着。
然后从湿漉漉的草地上站了起来,\r天空中的雨云已经消散了,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中。
月光静静地洒在\r我面前的一片青草地上。
「…你也是呢,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花呢?」
眼前的菖蒲草与没有到来的她的身影重叠了起来\r我不禁感慨了几句。
然后在我转身回去的时候…
「…嗯?」
刚才,眼前闪过点点亮光。
如同镜花水月般的,淡淡的微光。
我定眼一看。\r微微地发着光,微薄的亮光。
…光点若隐若现的。然后,就像是在相互对话似地渐渐增加了。
「…萤火虫?…真没想到…」
回过神来的时候,\r无数的光点漂浮着,在半空划过丝丝亮痕。
「…怎么会…就算怎么说这也…」
…就算大自然有再多的流萤,\r也不可能会有现在这么多的。
不过,在我眼前,\r无数微弱的生命之光在不停地闪烁着。
本来想着要放弃等待而回去的我,\r也不由得在那里定住了…
 (…名字叫菖蒲…好吗?…)
「哎?」
确实传来了声音。\r从这些亮光之间传来了声音。
「呐…」
在微弱消逝的亮光中,\r隐约浮现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我…发过光吗?)
「…你…到底?…」
然后眼前梦幻般的薄影,\r渐渐地,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我记忆中的脸庞。
…那是我在等待的脸庞。
「菖蒲!!」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听了我的那一句话后,\r我怀中的她无声地抽噎着。
(开花了,开花了哟!)
「哎?」
我们两人不由得看了看对方。
「…刚才,听到了吗?」
她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果然不是错觉…」
「啊!?」
我不由得喊了出来。
「看,看啊,菖蒲…」
「…明明刚才还只是青草的…」
我和她所看见的,是一片淡紫色的花。
…所有忘却盛开的菖蒲花一齐盛开了。
(( 真好呢… ))
…然后在我们眼前浮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r…她露出高兴的笑容…
(( 高兴吗?… ))
(( 能够一起看花很好吧?… ))
「…哎?」
被摇曳着的亮光所包围的幻影在半空漂浮着,\r然后她所戴着的,那条银丝在发着光。
「…银丝在发光?」
淡淡的,如同和眼前这些亮光产生共鸣似的,\r闪烁着淡淡的微光。
(( 太好了…菖蒲… ))
(( 是的,太好了呢… ))
听到那声音的瞬间,\r她胸前的银丝绽放出格外耀眼的亮光。
「…哎?」
我和她互相看了看对方。
「…消失了?」
刚才还漂浮着的摇曳的亮光消失了,\r只剩下我们两人在淡薄的月光之下。
「…刚才到底?」
我和她再次疑惑地看了看对方。
然后我看了看她的胸前…
「啊,菖蒲!」
「…银丝消失了」
我指着她的胸前,\r刚才还在发出亮光的银丝已经不见了。
「…一切都是幻觉吗?」
听了我那样说,她拉了拉我的手腕。
然后催促着我看向另一边…
…在淡淡的月光之下,\r淡紫色的菖蒲花遍地开放。
…那是与跟自己名字相同的花相隔多年之后的再会。\r就像是小时候就跟自己分散了的分身似的花…
「…真漂亮呢」
「…嗯」
「能够一起看到真是太好了…」
「…嗯,是呢」
「不过,刚才的光芒…」
…哎?\r我顿时停了下来。
…刚才…确实是…
「菖蒲!!」
「哎,什么?」
「菖蒲你,发出声音了…」
「哎,哎!?啊…」
(( 太好了呢。能够一起看 ))
; ☆ 絵
…一段灿烂的回忆…
…一个夏日的故事…
「喂,菖蒲」
「什么」
「再过一会就熟了哟」\r「哈哈,真期待呢」
「这样的话,能够做出多少个饭团来呢?」\r「一定能够做出很多呢」
「啊,或许会吃不完呢」\r「哈哈哈,也对呢~」
「怎么了,这种味道!?」
「啊,对不起…」
「你适可而止一点吧,连碗汤都做不出来吗?」
「呃,呃~,我已经在努力了…」
「嘛,算了,比起这事…」\r「是的?」
「孩子们还要过来玩的哟」\r「哎,真的吗?那么一起…」
「所以说绝对要来哟?」\r「嗯!姐姐」
「我会举办一个比你们更豪华的婚礼的」\r「哎~,真的吗!?」
「嗯,所以你们两个都要过来哟」\r「嗯!当然会」
「我的老公会比你的更加帅的呢」\r「哈哈哈…」
「喂,快点过来啊」
「等,等等~」
「啊,说回来…」
「什么?」
「今天的午餐是什么?」
「…三井君,你不知道你还在点菜?」
「嘛,我反正什么都可以吃所以没有关系呢」
「真是的~,真拿你没办法~」
我那样说着,\r拿起了放在柜台上的白板。
「是的,今天的午餐是…」
; ☆ 絵
…这珍贵的白板。\r…一直传达着我的心愿。
就算我心中的界线已经消失了,我还是很珍重这块白板。\r…如今依然拿着它面向那个人…
……
;■追加部分につき英訳なし
四周回荡着悲伤的虫鸣,\r我们攀登上刚才下来时走过的山坡。
我们回到山路上,再一次走入寂静的夜色中。
不管怎么说,亲眼看到人的死去\r也不是多么让人心情愉快的事…
「久世大人…」
;「どうした姫?」
「…刚才的那个人真可怜啊」
「是啊」
当东边的天空开始泛白时,\r我们已经翻越了整座山,朝着山脚下的村落走去。
石切显得有些失落地走在我旁边。
「而且,没有立坟墓,\r 就被草草地埋在了那种地方…」
「石切觉得她很可怜…」
「…………」
坟墓吗…确实对于公主这种人来讲,\r很难想象死去后仅仅随便埋在土里。
然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r暴尸荒野并不罕见…
果然,作为祭神公主成长起来的孩子。\r…对于世俗之事不甚了解。
「喂,久世」
「那个…就那样不举行丧事可以吗?」
「啊,没问题,公主」
「可是,她会无法安息啊」
「不会有问题,按她的意愿埋在菖蒲花的旁边\r 已经是对她的安慰了」
…记得当时,那姑娘确实小声地说出了菖蒲。恰巧那时眼前绽放着的菖蒲花正摇晃着。
我想一定是指这么一回事吧。
「放心吧,石切」
「是,这样就好…」
;□情景.心情4~6行
公主带着不解悲伤地点着头。\r也许,这是由于她不解于世事而造成的天真吧。
不知不觉中我感到一丝的不安。\r这孩子,莫非真的能保持善良的心生存下去吗。
「我已经决定了!」
「什么事,这么突然」
「果然我还是要去京城」
「什么意思?」
「嗯,寻找传说中的银丝」
「…什么? 银丝吗」
「嗯,是的」
「公主…等等,石切公主。为什么想这么做?」
莫非,她知道这个桐箱中装的是什么吗?\r我掩盖着内心的慌张,慢慢地问着。
;□情景.心情
「啊,久世大人也听说过吗?」
「啊,是呐…」
「听传言说有了它任何愿望都能实现」
「………」
…什么嘛,传言,吗。\r想想也知道,石切很难清楚这事。
;□情景.心情
「不过,公主啊…」
「你难道会相信这种风言风语吗?」
「啊,当然啦」
「笨蛋,竟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不,绝不是无稽之谈」
 她带着确信的语气说着。
;この一件に関しては極一部の者しか知らぬ筈だが…
;それとも、なにか根拠があるのだろうか。
「那,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呢?」
;□情景.心情
;■ここも英訳なし
;俺の問いかけに対して、どこか悲しげな顔をする姫。
;なにかおかしな事を聞いてしまったか?
「…再怎么说,我也是吉备氏的眷属」
「…大井迹叔父突然死亡就是证据」
「…公主?」
「一定是真的,能造出这种东西的,\r 只有我直系的叔父」
「…………」
…我惊愕了,我还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場所移動
;□情景
;■ここも英訳なし
我们沉默了一阵。\r不,也许是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答她了。
变得比刚才缓一些的山路上。\r石切又一次主动开口了。
「久世大人…」
「我一定会亲自找出它给你看的!」
她的眼神坚定不移。\r为什么公主会那么执着呢…
;■ここも英訳なし
尽管没有想去试探,\r我还是试着随意问一些。
;下り始めた峠の道中。
;俺はかすかな疑問をぶつけてみる。
「公主啊…」
「我们先假设真的有那东西」
「嗯?」
「并且,有一天,\r 你真的得到了它」
「嗯」
「那么,你会用它做什么呢?」
石切也是吉备氏的一员…\r我想至少有必要去问一问。
;□情景.心情
;姫は胸に手を当て真剣な表情になる。
「嗯,用去拯救黎民」
「…拯救黎民?」
「因为,如果什么愿望都能够实现的话,\r 不是很了不起吗?」
「…………」
「这样一来,大火、疾病什么的,\r 说不定都有救了?」
「就连刚才倒下的那个人说不定都能救助的…」
…确实没错。现在我的领地内的大旱就已经得到救治了。
并且如果我能够还好地利用的话,\r应该还能够救助更多的黎民。
;□情景.心情
(只是…)
「…嗯?」
「有什么不对吗,久世大人?」
「不,也许你是对的…」
「是啊,石切也这么认为」
;□情景.心情 4行
在山路已经越过的村庄前。\r石切正对着我天真地微笑着。
;なにも知らぬのだから無理はないが…
…仰望天空,月亮在黎明中渐渐褪去。
在通往村庄的道路上,虫声恍恍惚惚地叫着…
;>何か効果音
;□情景>時間魔法
庭内的积雪终于消失了…\r我正等待着和那个人的再会。
「久世大人…」
「好久不见」
;◆とも◆dwavestop 0付けてない 全部
「啊,石切公主…」
「嗯,好久不见」
在我面前招手的,\r是沐浴着春光的石切公主。
尽管还残留着昔日的幼稚,\r但也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情景.心情
「说起来石切,今天有什么事啊?」
「是,小女子找久世大人有事相求」
「呵…有事相求吗?」
过去,曾经对着我说想去京城的年幼的孩子。
如今已经作为侍神公主,\r正等待着正式去哪个神社。
「莫非,决定好去哪个神社了?」
「不,不是」
「那…要建立新的神社吗?」
「不是不是,和侍神无关的事」
;首を横に振りながら微笑む姫。
石切有些慌张地否定着。莫非还有别的事吗…
;□情景.心情
「…哟,那是什么事?」
「嗯,今天邀您来这是…」
「关于上次的银丝的事」
这么说着,公主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真没想到她会提起银丝的事…看来,没有闲暇跟她叙旧了。
;□情景.心情
「…从随从那听说的吗?」
「是的,他只告诉了我自己」
「…这样啊」
说不定已经在哪里消失了的银丝…大井迹殿下赌上性命造出的红色的丝…
她一定能够帮助困惑的我的,\r所以下人才告诉石切公主的吧。
;□情景.心情
「不知消失到哪里了的银丝…」
「久世大人一定是想,\r 避开周围人的眼目一个人悄悄地找到它吧」
「…………」
「不是吗?」
「…确实没错。然而,那又怎样?」
「请允许我和你一起去」
…一起?
石切的这句话,\r使我回忆起了曾经一起走在山路上的那一天。
还是小孩子的石切公主。从馆里走出来跟着我去京城的那一天。
说着为了拯救黎民而寻找银丝的样子,\r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公主,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是的」
「不过,在你去过的地方能找到这也…」
「不」
「我也是和神打交道的人」
「另外,再怎么说也是吉备氏的眷属…」
「绝对能帮得上忙的」
「…………」
…确实啊。
在这个宽阔的土地上寻找不知去向的银丝,\r我深知这是多么的困难的事。
如果有了石切公主,说不定很快就能简单地找出它了…
「怎么样?」
「…………」
;□情景.心情
让石切参与这件事到底好不好呢?
这是必须凭我自身的力量解决的问题。\r然而,银丝的下落依然毫无线索这也是事实。
只是,公主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r在她坚定的眼神面前我下定了决心。
;真摯な姫の眼差しに、俺は心を決める。
「…我知道了」
面对着眼前背对着春日阳光的公主。\r我低声地回应了这句话。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仰望蓝色的天空,北风吹拂着的树枝。\r冬日的寒冷依然没有完全消散。
;□情景.心情
;☆シーン里の道
;■指定 鈴虫音ループ
……
当天空的朱红色逐渐转为深蓝色的时候…
;■指定 夜空に月の絵
;■ここ、英訳で巧いこと考えること。
夜幕笼罩着通往山顶的路。\r逢津之山上今天依旧挂着大大的月亮。
从古至今从未改变月亮漂浮着,\r像那时候一样地照着我们的身姿。
;■鈴虫音止める
;■里の風景、後で夜の用意するから差換えてくれ
;↓これを仮ファイルで用意すること
「走在这里真让人回想起那一天的事呢」
「…是啊」
我带着怀念的心情走着,\r目视远方的石切突然提了起来。
说起来,真没想到我们\r两个人居然又会一起翻越逢津之垰。
那时候是为了藏匿银色。现在则是为了找出它…这么想起来,命运真是可笑。
「呐,石切」
「有什么事吗?」
从寂静昏暗的村庄,通往山路的道路上。
像过去一样,我们两个人依然向上仰望着,\r看着和记忆中的完全一致的夜空,我试着问着。
「那个,假如…」
「假如石切公主得到了银丝,会用来做什么呢?」
「我吗?」
「啊,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この辺も英訳なんとかすることー
;□情景.心情
我的这句问话,\r以及月光下延伸着的两条人影。
…和那时候完全一样。
然而,就算月光下的山路看起来和那天一样,\r也绝不是一切和那天完全一样。
是啊…人心也是,\r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
「…怎么样,公主?」
也许正是因此,\r我才想试着问和那天一样的问题吧…
「久世大人…」
石切轻声地说着。
「…假如我能得到银丝的话」
「果然,还是…祈求大家能够幸福地生活吧」
…没有改变吗?公主这么说着时的表情,确实和年幼的时候一样。
「…可是,因别人的愿望而幸福,\r 这并不是真正的幸福吧?」
我姑且问了问,\r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