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次的机会》游戏原案

发布于 2022-03-06  195 次阅读


(…那个…还醒着吗…)
「那个,关于那个愿望…」
「怎么样? 决定是什么了吗?」
「没…抱歉,还没有…」
关了灯的狭窄房间内。今天是轮到我睡床上,她睡王子地板酒店(翻译:这个词后面就知道了)。
在黑暗中,在睡前这样聊天,现在也变成了一个习惯。
「呐,你啊…最后,许了什么愿啊?」
「那是……」
「…那是?」
「……………」
「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
「呜呜,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啦…」
…已经实现的她的愿望。
还有,即将迎来的是,我许愿的期限。
因此,事到如今就算让她告诉我她许了什么愿,我也知道并没有什么意义。
而且,没决定的是我的愿望。这才是要首先决定的东西。
「呐,愿望啊…」
「啊、嗯」
「…一直在一起…」
「诶…」
「…怎么样?」
「……………」
…直到现在,我还是难以决定我的愿望。
但是,如果决定了愿望,也意味着现在这些时光的结束…
那时,如果要再次像现在一样度过…
那种可能性为六十亿分之一,低到接近为零的事,绝对不可能发生吧…
「开玩笑的啦,开玩笑…」
「啊……呜」
所以说,让我决定许什么愿望这种事…
意味着,放弃,像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
黎明尚远,漆黑的屋中。
床上和王子地板酒店的二人对话,像平常一样继续着。
春天。4月快要结束,天气慢慢变得暖和的时候…
一个平常的星期日。就像去拿干洗好的针织衬衫一样平常的日子。
(放学铃声)
中午放学的铃声响了。
星期一,放学后没什么事情。教室的门口一波人浪。
和 也,「拜,我回去了…」
学生 A,「和也,明天见」
学生 B,「和也君,再见」
和 也,「啊啊,再见」
在鞋柜前,和认识的人打了招呼后,我赶紧离开了学校。
和 也,「接下来,今天干点什么呢…」
归家途中。没什么要事的我,晃荡着向前走着。
和 也,「说起来,经常去的游戏厅,好像进了新的游戏机来着…」
…总之,顺便去一下然后再回家好了。
这样想着,我向着家反方向的车站迈开脚步。
…到这里为止,依然是普通,一成不变的日常。
就像平常一样,在空闲时造访游戏厅,回家吃晚饭,洗澡,做好明天的准备然后睡觉。
是的。到这里为止,一直是平时那样。本应该是哪里都一样的一个星期一而已…
(鸽子的叫声)
和 也,「呜,好奇怪呢」
郊外的公园。今天也是一派祥和,鸽子快乐地歌唱着。
和 也,「为什么我…会来这种地方呢?」
确实,本应该往游戏厅走的来着,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郊外的公园了。
望望周围,只有空着的长椅,鸽子的歌唱声中还混着麻雀和乌鸦的鸣叫声。
和 也,「奇怪啊…明明游戏厅里的新游戏机还在等着我的说」
抱着这种奇怪的感觉,我一边觉得不可思议,一边暂时在公园里游荡着…
???,「…呜——,是他吗…」
和 也,「…嗯?」
???,「但是,说不定也不是…」
女孩子,「但是但是,也许就是吧…」
…咋了,那个女孩子?
面前有一棵树。树边有一个似乎藏着,窥视着我的女孩子。
…怎么,好像在看着我嘟哝着什么…
这、尾行? 不不不,尾行的话是察觉不到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向那个很可疑的女孩子打了招呼。有点保守的感觉。
和 也,「那个,怎么了?」
女孩子,「诶」
和 也,「不是,我不太明白…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孩子,「难、难道是在说、我?」
和 也,「额、是啊…再说,这边又没有其他的人」
一边说着,我向女孩子迈出了一步…
女孩子,「哇——」
和 也,「噫、喂、你去哪儿啊」
就在那时,不知为何女孩子突然跑开了。而且,是在拼了命地跑。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孩子,「呼,吓死我啦」
和 也,「啊,已经…在那个地方了啊」
但是,我还是对这么强的冲刺能力感到十分钦佩。
和 也,「喂——、你、怎么了~~?」
女孩子,「…呜?」
和 也,「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啊~~?」
女孩子,「啊、哇——」
再次,发出了有趣的声音,不过这次向着完全看不见的地方跑走了。
和 也,「啊啊、到底怎么了…那个女孩子?」
稍微瞥了一眼,那女孩子穿的制服,好像确实是我所在学校的制服…
和 也,「啊、不管了」
赶快去游戏厅吧。这种地方,也没什么好呆的。
我再次向车站的方向迈开步子。
和 也,「但是,刚才到底是什么鬼…」
现在我在意的有两点。一点是我是怎么走到公园的。
和 也,「嘛,只是因为我没注意罢了。大概吧」
另一个是,刚才遇到的奇怪的女孩子。这个才更让我在意。
和 也,「莫非是一年级的?」
恐怕是和我一个学校的吧,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就算是这样,包括我在内,自然也不可能认识同级和上级的所有学生。
只是,现在新入学的一年级生,正处于向在意的学长的进攻的时候。
和 也,「不会吧…哪里搞错了,居然对我有意…」
不不不,就算现在是那种时期,这个也是不可能的。大概吧。应该吧。一定是那样。
而且那个,只是受欢迎的一部分学生的事,我的话不太…倒不如,完全无缘才对。
而且,如果真的是那样的情况的话,我这边也要通过才行。刚才的那个女孩子,举动也太可疑了。
???,「盯~……」
和 也,「…嗯?」
女孩子,「盯~……」
和 也,「额,还在啊」
女孩子,「那、那个、抱歉打扰了。刚才,不知不觉就逃开了…」
和 也,「啊,不,没什么」
女孩子,「这、这回我会加油的…」
我不知道女孩子为何要加油,但她貌似是在为自己打气。
大概,是在介意刚才自己的举动吧。
和 也,「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这样说着,开始朝她走去…
女孩子,「哇,请、请不要在过来了」
和 也,「啊? 为啥?」
女孩子,「那、那个…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完全搞不懂。或者说,更加搞不懂了。
和 也,「我顺便问一句啊…为什么要把脸挡着?」
女孩子,「啊、那个、习惯而已,请不要在意…」
和 也,「…习惯? 就像这样挡着脸?」
女孩子,「因、因为、我…没有和男生面对面说过话…」
女孩子,「这、这次我会加油的…」
和 也,「哦、哦、这样啊…」
她的脸变得更红了,说话都有些口吃了。
唔姆,这莫非就是说…她非常害羞么?
虽然不知道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在害羞。
和 也,「嘛,不过…我还是搞不大清状况呢」
女孩子,「非、非常、抱歉…」
和 也,「那么,这位害羞先生,找我什么事呢?」
女孩子,「啊,是、是这样…」
女孩子,「……………」
和 也,「…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
依然十分害羞,还红着脸,莫非,真的是告白…
我在考虑着这样的事的时候,女孩子深呼吸似的大口吸着气…
女孩子,「嘶~~」
女孩子,「我、我是来告诉你的」
和 也,「…啊? 来告诉我的什么?」
女孩子,「一、一生一次的机会来了…」
和 也,「机会?…那是什么啊? 还有你是谁啊?」
女孩子,「啊…那、那、那个…我是…」
这就是,我和这个女孩子最初相遇日子的事。
春将尽,放晴的天空下。无论在哪里,鸟儿们都在平和地飞翔。
在一周里,最为让人心情沉重的…那样的星期一的事。
星期一的午后。人烟稀少的街角。
在本来的目的地——游戏厅前,两个人呆呆地站着。
…但是,这个女孩子到底在说什么?
那个瞬间,本来期待着告白的我,却听到了大大出乎意料的东西。
怎么可能,突然,有一个不认识的人,说着什么『一生一次的机会』来了~
和 也,「呐,莫非,你是搞推销的?」
女孩子,「不、不是啦…」
和 也,「嗯、嘛、这样啊」
在我看来,这个女孩子的确不像那种人。那些搞推销的,脸皮厚多了。
那样的话,剩下的可能性中,都不是正常的那种…
不。慎重起见,先大致确认一下吧。
和 也,「那么,机会到底是什么呢?」
女孩子,「啊,那个,那个是…」
女孩子,「只有一次,能实现你的一个愿望的机会」
和 也,「哦哦,只有一个的愿望啊~,这样啊」
我用“果然是这样”的口气回答着。
女孩子,「…你不会、不相信吧?」
和 也,「当然喽」
只有一个的愿望。确实,我感觉,那样的东西,是不能用常识来解释的。
首先,在她手中的是,神要帮助的善人的名单。
但我既不是坏人,也不算善人。就算神真的存在的话,我也不认为他会为我而来。
和 也,「嗯? 等一下? 这么说的话,这家伙的真实面目是…」
神的使者
神的使者(只是脑补)
和 也,「呐呐,这么说的话,你是“那个”吗?」
女孩子,「“那个”?」
和 也,「就是,天使啊,妖精啊,就像神的使者一样」
女孩子,「诶诶」
原来是这样。一定是神仙大人为了没有受到恩惠的我,才派来了这个女孩子。
然后,暂时在一起生活,不知不觉就变得难以离开彼此…
但是,悲哀的是能实现的愿望只有一个。
…苦恼到最后,我最终许愿…
#say『 和她永远在一起 』
这样的发展,是王道啊。确实,让人感动的约定,外加happy end。
和 也,「盯~………」
女孩子,「啊…那、那个?」
女孩子,「请、请不要那样看着我…」
和 也,「额、这孩子…没坏掉吧」
女孩子,「…嗯?」
嘛,的确有点奇葩,不过是天使的话可以理解。人外娘嘛。
对对,看上去有点怪也是正常的…
和 也,「去、怎么可能是这样啊」
女孩子,「呜、吓死我啦…」
也是啊,这种事怎么可能呢~春天、都要结束了。
和 也,「…可怜的家伙…」
女孩子,「…嗯?」
和 也,「不不不,没啥」
女孩子,「……………」
女孩子,「额,我只是个普通人哦…」
完全不知道你哪里普通了,至少,我觉得你的奇葩行为一个接着一个。
和 也,「那么退一百步说,就当你是普通人吧」
和 也,「这样的话,你又说你可以实现我的愿望?」
女孩子,「啊,是的,就是这样…差不多」
和 也,「但那样的话,不就矛盾了吗?」
女孩子,「那、那个,确实呢…一言难尽…」
能实现愿望这种事,普通人是应该不可能办到的。但是这家伙,却坚持说自己是普通人。
就算她说的是真话,接下来要考虑的是…
…果然还是,这家伙脑补出了一个故事。
或者就是,受到了不可思议的电波装置的控制。大概,装置就在后脑部位吧。
和 也,「唔姆,但是呢…」
确实,虽然不清楚这位害羞先生的来头,但我觉得她只是一个有点奇葩的人而已。
但是,我也不认为就会马上会形同陌路的那种。
至少看那件制服,应该是和我上着同一所学校来着…
和 也,「嗯,这下我该怎么回应呢?」
总之,试着许个愿看看吧…
说个有可能发生的事看看
说个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看看
我说了个有可能发生的事。
和 也,「那么,给我看看胖次吧,胖次」
女孩子,「诶…」
和 也,「要和黑色过膝袜相配,性感一点的比较好。我认为」
女孩子,「那、那那样的事,讨厌死了」
和 也,「唉╮(╯▽╰)╭,果然不行吗」
女孩子,「哈呜,就算你那么说…」
我说了个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和 也,「那么,给我100万恒河沙亿元。哦对了,要交过税的(翻译:100万恒河沙亿=10的60次方,下面和也绝对是装逼算错了)」
女孩子,「这、这是多少?」
和 也,「10的52次方吧。准确的忘了」
女孩子,「呜呜,那样的东西我不知道啦…」
和 也,「快啊,快点在我前面,哗啦哗啦地掉钱,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女孩子,「那、那个,果然这有点…」
和 也,「唉╮(╯▽╰)╭,果然不行吗」
女孩子,「哈呜,就算你那么说…」
女孩子,「那个,要说明这件事有点麻烦…」
和 也,「嗯嗯,这样啊,麻烦啊~,嗯~」
女孩子,「首先,关于我…」
接下来,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我可以确定,不能相信这个女孩子说的话。但是,应该也不是电波女那样的。
但、是、啊~,我也没有空到一直陪着应和这些意义不明的话。太傻*了。
和 也,「那么,再见喽~」
女孩子,「其实,我是被称为领路人的…」
女孩子,「额、哇、不见了」
和 也,「呼,今天真是遇到怪人了」
但是穿着那样的制服,是我们学校的没跑了。
而且,恐怕是一年级的。以前还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奇葩的下级生呢。
和 也,「嗯,但是稍微有些遗憾啊」
如果不是一直说着奇怪的话,那个女孩子,还挺可爱的…要是被告白了多好啊…
和 也,「…………………」
和 也,「唉,算了,赶紧回家吧」
(放学铃声)
和 也,「那么,回去吧」
和 也,「结果昨天,还是没去成游戏厅啊」
和 也,「今天直接奔那好了…」
这样想着,我来到了校门口…
???,「盯~~……」
和 也,「嗯?」
好像又被人盯上了啊…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只可能是一个人。
女孩子,「那个,那个…」
和 也,「哇,又来了」
和 也,「真是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女孩子,「那、那个、我、我叫、椎名希未(しいな希 未)…」
和 也,「喂,没问你名字啊」
椎名希未,「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和 也,「别,不用那样道歉啦…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椎名希未,「那个,总之就像昨天说的那样,我是被称为领路人(ナビゲーター)的人…」
和 也,「哦,领路人哦…」
虽然不知道她是在说向导(ナビ)还是铁锈(サビ),这孩子的行为也太奇怪了。怎么看,都是一直在等着我出校门的样子。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盯着她的脸…
自称向导的人,「啊…」
自称向导的人,「…………」
她又和昨天一样,害羞得把脸挡了起来。
和 也,「呐呐,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么? 昨天开始我就很在意」
自称向导的人,「没、没什么、请不要在意,真的、只是习惯而已…」
和 也,「你这么说我更在意了」
但是、,还是算了ま。总之先忽略好了。
比起那个先处理完这件事,赶紧结束比较好。一直这样耗着,累死了。
和 也,「额、那么…你应该是…」
叫希未?
叫椎名?
装傻
和 也,「叫希未?」
希 未,「啊………」
和 也,「嗯? 莫非叫椎名更好么」
椎 名,「啊、不、那个、哪个都好…」
和 也,「叫椎名?」
椎 名,「……………」
和 也,「嗯? 莫非叫希未更好么」
希 未,「啊、不、那个、哪个都好…」
和 也,「…叫夏?」
夏,「…嗯?」
和 也,「还是Virginia Slims,或是Menthol Lights…(翻译:前一个居然还是一本写真集的名字)」
夏,「???」
和 也,「………………」
和 也,「嚯嚯」
假的夏,「啊o(>_<)o」 和 也,「啊,抱歉,稍微调戏你一下」 假的夏,「呼,吓死我啦…」 呸,现在不是装傻的场合。嗯嗯,我记得确实是叫希未来着。 和 也,「那么,希未…」 希 未,「啊…………」 和 也,「嗯? 果然要加敬称么…还是加『酱』比较好?加『先生』好不好?」 希未先生,「不、不用、不不用称呼也行、完、完完全、没有问题、哪个都行」 就这点事,为啥这么羞涩啊?嘛反正哪个都可以对吧。 和 也,「那么希未,刚才的说明,现在用我能听懂的语言再说一遍」 希 未,「啊、好、好的。那么请允许我说明」 然后,她开始断断续续地说了起来。 一边想着好傻啊,我一边做好了听到最后的准备。 做到这个地步的话,女孩子也会理解我了吧,再傻也不会来纠缠我了。 希 未,「首先,一生一次的机会是…」 ………… 一段时间后,说明结束了。总结昨天听到的东西,大概就是这样… 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简单说就是许愿。 能把许下的愿望实现的机会,这次貌似轮到我了。 顺便一提要实现愿望,得靠这个看上去完全不可靠的女孩子才行。 然后,新得到的情报是,这个机会并不是只有我才有。 虽然人很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 无论怎样,在这个世界上出生的人,虽然一生只有一次,但貌似必定会被轮到。 希 未,「那个,听明白了吗?」 和 也,「嘛,大概听懂了…」 和 也,「总之,一生一次的能实现愿望的机会,这次轮到我了?」 希 未,「是的,就是这样」 和 也,「并且,不是限定只有我的机会」 希 未,「是的,有什么疑问吗?」 和 也,「不,所以说那个机会,谁都有?」 和 也,「我有、你有、他有、我旁边的人、那个大叔、那个老婆婆、那里骑车的小屁孩、那边化着艳装的大姐也有?」 希 未,「是的,就是这样。好像大家全部都会轮到一次」 …难以置信。倒不如说,哪会有人相信啊。 但是,不是『限定只有我』,而是以全世界的人为对象,我还是觉得很新奇的… 虽然这么说,我也肯定不相信就是了。 要让我相信这些,还得解答我许多的疑问呢。 和 也,「那么,下一个问题…」 和 也,「为什么,那样的事却没有人知道呢?」 对啊。这种东西,是大规模的人类救济吧?如果有一个系统的话,没人知道就很奇怪了。 希 未,「啊,那是因为…」 希 未,「那个,当这个愿望实现的时候,就会忘记了」 和 也,「忘记? 忘记什么?」 希 未,「请稍等。我来确认一下具体内容」 希未边回答着,边打开了手里那本薄薄的小册子。 额,原来那个东西是手册啊? 希 未,「第三项,关于忘记」 希 未,「当所有事情都结束的时候,有关人员会忘记全部事情」 希 未,「留下线索或是传达消息都是不可能的,请不要做无用功」 希 未,「那个,这么说明可以吗?」 和 也,「呜,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 首先,这个解释的确合情合理。 但是,口说无凭。 果然,就算说的再好,如果不能亲眼看见的话,我也无法相信。 而且,这么大规模的系统,以前到底是谁造出来的? 果然,是神造出来的吗? 嗯嗯,神仙大人居然真的存在呢。没想到啊… 哔哔哔哔哔哔—— 希 未,「啊,都这个点了…」 希未手上的的手表突然响起了闹钟铃声。 希 未,(呜,如果不早点回去洗澡的话…) 希 未,「那、那么再见,愿望之类的,请早点决定啊」 和 也,「诶、啊、喂、等等啊」 希 未,「哇—,不快点的话」 希未散发着可怕的气场离开了。 和 也,「呼,真是吵吵嚷嚷呢」 但是,总之还是听了一下说明,虽然我觉得没啥意义。 和 也,「唉,不管了」 反正,只是编个故事罢了,我听了这么多那个女孩子也该满足了吧。 和 也,「那么,赶紧回家吧」 和 也,「啊~,泡澡爽啊」 在这种有点冷的夜里,一直泡在洗澡水里真开心。 和 也,「但是,那家伙还真是奇怪啊…」 洗完澡,我又想起了白天遇到的那个奇怪的女孩子。 突然跳出来,说着什么机会的事情。 但是,她所说的话,貌似也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关于那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和 也,「嗯,一生一次的机会么…」 当然,那样的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 不过如果从真的存在的话,还真是蛮不错的。 和 也,「呼啊啊~,好困…」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学校走。不是因为睡了懒觉,而是因为没吃早饭。 原因很简单,今早起来时我才发现,冰箱里没有吃的了。 嘛,这也是因为一个人生活的缘故啊。 和 也,「稍微翘下课,去吃点东西好了…」 确实,今天一二节课的老师不会多嘴,翘到第三节课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我一边考虑一边走着… 和 也,「哦,那边的不是那家伙么」 前面有个见过的身影。 和 也,「什么嘛,走路不是挺平稳的吗,那家伙」 这么想着,她在红绿灯跟前才刹车停下来。唉,是迟钝呢,还是笨呢。 然后,我从她后面悄悄地接近了她… 和 也,「哇」 希 未,「诶……?」 啊咧? 比我预料的反应弱多了?还以为会出现有趣的骚动呢。 和 也,「早上好,你,早上蛮早的啊?」 希 未,「啊,是的,今天稍微…」 希 未,「啊、哇——」 嗯。果然会有有趣的反应啊。虽然有点时间差,但这样说不定也不错。 希 未,「呜呜,吓、吓死我了…」 和 也,「喂喂,不用那么惊讶吧」 希 未,「但、但是…」 希 未,「呜呜,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男生的脸…」 希未相当害羞,脸涨得通红,又用本子把脸挡住了。 真的是个怪家伙啊。还说着“一生一次的机会”这种不明所以的话。 和 也,「唉,你啊…不对,希未」 希 未,「啊,是、是?」 和 也,「别干站在这说话了,总之先去吃点东西如何?」 希 未,「额,现在吗? 还有,我也要去吗?」 和 也,「…还有别人吗? 其实啊,我早上还没吃东西呢」 希 未,「呜呜,其实我也没吃…」 和 也,「那,翘课去家庭餐厅吧」 希 未,「呜呜,但是这有点…」 和 也,「没事的没事的,两个小时足够了」 希 未,「啊,倒、倒不是因为学校的问题…」 希 未,「是、在外面吃饭的的问题…」 和 也,「…哈?」 在外面吃饭会有什么问题?还是和原来一样,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和 也,「嘛算了,我请客,快走吧」 希 未,「额、啊、等等我啦」 终于走到了家庭餐厅。 因为时间还早,店内空荡荡的,我们挑了两个好位子坐了下来。 希 未,「呜呜…ドキドキ(翻译:表示紧张)」 希未坐在我旁边,不知为何又在紧张。话说,你都把紧张说出口了。 和 也,「那个啊,不用那么紧张吧」 希 未,「不、不、刚才是靠气势一口气到了这里,但是…」 希 未,「那个,再看的话,这不就…像…」 希 未,「……………」 和 也,「…像?」 希 未,「约、约约约约会、的样子么」 和 也,「啊…嘛,好像是呢」 不管怎么样,这孩子,也太紧张了。 和 也,「哎呀,比起那个,你要什么?」 希 未,「诶?」 和 也,「哎呀,所以说,点餐啊,点餐?」 希 未,「………………」 希 未,「炒、炒面面包吧」 和 也,「这家庭餐厅里哪有啊」 希 未,「啊啊、我、我真是的、到底在说什么、哈呜」 嗯嗯,稍微变得有趣了呢。 和 也,「嘛,总之先冷静下来,这样就能好好说话了」 希 未,「好、好的、不好意思…」 希未微耸肩膀,慢慢地调整呼吸。 说真的,要不是她一直说奇怪的话的话,还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的。 比如说挡脸的习惯啊,说什么一生一次的机会啊,稍微正常点的话… 啊,忘了这件事了。 和 也,「那个啊,所以你到底是谁啊?」 希 未,「啊,那个…我叫椎名希未…」 和 也,「不是这个,是那个啦,先前说的那个」 和 也,「哎呀,不是先前说明的吗,你啊,是来实现我的愿望的吧?」 希 未,「啊,是的,大概就是这样」 和 也,「但是,你是普通人吧?不是神,也不是天使之类的东西」 希 未,「额额,是的,说来话长…」 和 也,「别担心,说吧,反正现在空着」 当然,听说明是听说明,信不信就不一定了。 嘛,虽然就听听而已,像这样听着她冷静地说明的机会也不多吧。 希 未,「首先,我是被称为领路人的,特殊的存在」 和 也,「…特殊?」 希 未,「是的,是为了向轮到机会的人…」 希 未,「总之,就是为了向你说明各种事项的角色」 和 也,「嗯~,那还真是辛苦呢」 我恰当地回应着。 希 未,「…难道,你还不相信吗?」 和 也,「那个啊,嘛」 希 未,「但、但是,你也是要当领路人的哦?」 和 也,「哈? 我也要?」 ………… 然后,我获得了新的情报。 『依次轮换制』 总之,愿望实现以后的人,就成为下一个人的领路人。这些事都是自动进行的。 然后,开始的领路人,在愿望实现时就完成任务了。 然后,循环往复,就像接力一样依次轮换下去的系统。 领路人尽可能地帮助引导对象上手。 而且,作为领路人的时期内,好像还处于特殊的状态。 原因好像是为了避免除引导对象以外的人的干扰来着… 和 也,「那么那个状态是什么? 你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特殊状态?」 希 未,「是的,除了作为引导对象的你以外,是无法意识到我的存在的」 和 也,「无法意识到…怎么感觉就像透明了一样?」 希 未,「呜呜,那倒不是,大概是存在感超低吧…」 希 未,「特别、不显眼的感觉吧」 和 也,「不太懂啊」 希 未,「总之,很多地方都不方便」 希 未,「呜呜,因为你,我早上也没吃到饭…」 还是和以前一样,这家伙的话虽然荒谬但是却说得通。 和 也,「啊,那么,还是先决定要吃些什么吧」 希 未,「啊,好的…那么,这个B套餐」 和 也,「了解」 一边回答,我一边摁了桌边的呼叫按钮。暂时就等服务员来吧。 希 未,「那么,不好意思…」 希 未,「…能不能连我的那份一起点呢?」 和 也,「为啥?」 希 未,「那个,就像刚才说的,我是领路人的状态,所以不能点餐…」 和 也,「真是的~,你啊,还在说那样的话啊」 希 未,「哈呜,是真的啦…」 服务员,「欢迎光临」 说着话的时候,服务员过来了。端着水过来点餐了。 服务员,「决定好要点什么了吗?」 和 也,「那,我的话,就这个牛肉汉堡套餐」 服务员,「好的,一个牛肉汉堡套餐」 服务员,「那么,请稍等」 不知为什么,服务员说完这句话,就准备退回厨房。 和 也,「啊,等一下啊」 服务员,「嗯? 还有什么事吗?」 和 也,「你看啊,你忘了这边的点餐啦」 我这么说着,手指向旁边座位的希未那里。 服务员,「诶……啊、啊啊,非常抱歉,是这样呢…」 希 未,「那个,那么,这个B套餐…」 希 未,(…虽然我觉得应该没用吧) 服务员,「好的,请稍等」 说完这句话,服务员再次向厨房走去。 和 也,「看,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希 未,「呜呜,后面就有问题了,后面…」 和 也,「…问题? 什么问题?」 希 未,「我,也已经试过好几次了…」 这么说来,端来的水,也只有我面前的一杯。 希未却没有…这是,偶然吧? 虽然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说到底还是没法相信那样的事情。 所以,感觉一直在否定这些事… 服务员,「久等了」 没过多久,服务员端来了点的东西。 和 也,「好好,谢谢…嗯?」 但是,端来的盘子只有一个。只端来了我点的东西。 和 也,「那个,不好意思…她的那份呢?」 服务员,「…嗯?」 和 也,「不,所以说,刚才这位点的东西呢」 服务员,「诶,啊…啊啊,这样啊…」 希 未,「哈呜,所以说没用的啦…」 从那时候开始…希未点的东西没有一次被送到。 难以置信的是,每次,希未重新点完餐。 说着『啊,非常抱歉,马上就好』退回去的服务员,没有一次送来饭菜。 当然,不可能是没看见希未的。对于她的点餐,也有回应。 但是,存在完全不被意识到,这就是,存在感超低的意思吗… 和 也,「虽然难以置信,但貌似是真的呢…」 希 未,「呼啊,你可以相信我了吗?」 和 也,「啊啊,虽然不甘心,但我承认」 在路上,希未吃着汉堡包。现在,我们正在去学校的路上。 希 未,「呜呜,谢谢你帮我填饱肚子…」 和 也,「我知道我知道,吃东西的时候就不要说话啦」 希 未,「呼啊,もぐもぐ(翻译:表示嚼东西的声音)…」 结果,就算是这个汉堡包,也不是她自己点的。 同在家庭餐厅时一样,无论怎么点餐都不会送过来…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帮她点了餐,希未才终于吃到了东西。 和 也,「那么,怎么样,吃饱了?」 希 未,「啊,是的,非常感谢」 希未口中所说的,所有人都会被轮到的,一生一次的机会。 现在,我才完全相信了。这下,我反而开始期待这个『愿望』了。 (上课铃声) 教室里非常安静,只听见自动铅在纸上的划写声。 老 师,「诶~,这边测验是要考的…」 星期三的下午。无聊的课堂上。 要是平常,正是我和睡意猛烈搏斗的时候,然而,今天有点不同。 …一生一次的机会吗… 从那天以后,我一直在考虑,应该许什么样的愿望。 和 也,(果然,还是能操纵什么厉害的东西吧…) 虽然不是现在才想到,果然,最实际的还是钱。1亿元差不多? 不不,我觉得无论是5亿元还是10亿元,从愿望的角度来说完全一样吧… 干脆,拿600兆元吧。差不多是国家财政预算的10倍。 和 也,(但是,果然这种还是不行的吧…) 这种愿望,一定会引起世界的混乱,已经超出了个人愿望的范围。 和 也,(…嗯? 等一下…) 也就是说,这个系统是神在运行,也不是不可能… 但无论多大的愿望,都可以实现?我觉得应该会设定一个上限吧。 老 师,「那么,为了马上要进行的小测验,请大家好好复习」 (放学铃声) 没听到什么重点,想着想着,居然就放学了。 和 也,「那么,就这样回家吧」 虽然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想到可以实现愿望,果然还是很高兴。 和 也,「额,啊咧? 那家伙还没来吗?」 鞋柜前,我四处搜寻着。那家伙,说的当然就是,我的领路人希未了。 唔,那天分别时,没有决定在什么地方再见面… 和 也,「稍微去教室看一下好了」 应该是一年级生来着,说不定因为是HR所以拖课了(翻译:HR,homeroom,在日本意指班会)。 和 也,「额,没有啊…」 实际上,教室里除了打扫的并没有其他人。 而且,其实根本没必要来听课吧?无论怎么样,那种状态下,在与不在是一样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透明人就算不来听课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和 也,「嘛算了,到处走走。肯定在什么地方的吧」 这么想着,我在校园里搜寻起来。 和 也,「…没有」 和 也,「这里,也没有啊…」 找了很多地方,也没看见希未。 和 也,「剩下的地方,只有那里了吧…」 走上平日不曾来到的楼梯。然后,再次向上。 随后,走到尽头,推开那沉重的铁门。 希 未,「啊…」 和 也,「哟,你在这里啊」 屋顶上阳光正好。 澄澈的碧空下。在学校中不断找寻,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她。 和 也,「没看到你,稍微找了一下」 希 未,「啊、呜…」 和 也,「但是啊,以你现在的状态,不用勉强来学校也可以啊」 希 未,「诶诶,去不去教室倒是没什么关系…」 希 未,「再怎么说,学校本身就不怎么关注请假这件事」 和 也,「所以说啊,你翘课不就好了」 希 未,「但是,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果然在这里能让人安心呢…」 希 未,「而且…我喜欢这里,没有其他人…」 希未嘟哝着,稍稍地低下了头。 那张脸上,写满了我以前看不到的寂寞和悲伤。 (强风声) 希 未,「咦呀」 突然一阵强风吹过,希未小小的身体差点被吹飞。 希 未,「额,哇哇,飞走了」 那是,希未一直小心捧着的手册。不知不觉从手中飞出的蓝色小册子,在空中飞舞着。 和 也,「哎呀」 啪、 我一把抓住了册子,nice catch。 呼~,差点就被风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 和 也,「呐,这次要好好拿着哦」 希 未,「不、不好意思,谢谢你」 希 未,「呼,吓死我啦」 和 也,「这里啊,初春的时候风不大所以根本不在意呢」 希 未,「啊,是的,是这样呢」 虽然也是因为没有挡风的东西存在,但在这种地方突然吹起强风还是很罕见的。 但是,进入5月的话,强风就吹不起来了。 嘛,好像是因为季风还是其他什么的影响吧。总之只要关心现在的事就可以了。 希 未,「那个,说、说起来…」 和 也,「嗯? 怎么了?」 不知怎么的,希未又开始扭扭捏捏了。又怎么了呢,我边想着,边不自觉地盯着她看起来。 希 未,「啊………」 希 未,「那、那、那个…」 和 也,「啊,原来…是这样啊」 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了,后来看见自己手里拿的册子,我才恍然大悟。 恐怕,现在希未的情况是… 想要挡着脸,却因为没有东西可挡而着急吧。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 …感觉好有趣啊。 希 未,「快、快点还给我啦…」 还 不还 和 也,「对不起对不起,给」 希 未,「不、不好意思,谢谢你…」 希 未,「呼~」 和 也,「算了」 希 未,「诶诶,为什么啊」 和 也,「感觉很有趣」 希 未,「哈呜,不要欺负我啊」 和 也,「而且,还挺可爱的…」 希 未,「诶……」 希 未,「…………」 希 未,「可、可可爱什么的、哪、哪有」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呜……」 希 未,「哇——」 和 也,「额,喂等等」 希未受不了这么害羞,脸通红地跑走了。 …是不是过火了? 和 也,「喂—,还你啦—」 希 未,「…真的?」 和 也,「真的,真的,好好地还给你啦」 希 未,「那、那么…」 希未战战兢兢地走了回来。我把刚才抓到的册子还给了她。 希 未,「呼~」 和 也,「怎么样? 冷静下来了?」 希 未,「是、是的,手上不拿东西就冷静不下来…」 希 未,「虽然真的只是个习惯,但是从小就这样了,现在也治不好…」 希未嘟哝着,露出有些寂寞的表情。 …那种程度的习惯的话… 从周围人来看的话…只是多了一点笑柄而已,然而对于本人却是个严重的问题呢… 看见和平常不同的那张寂寞的脸,我略生感想。 星期三的下午。我和希未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和 也,「那么,关于那个愿望…」 希 未,「啊,怎么了」 和 也,「马上许愿的话也OK?」 希 未,「诶,现在就许愿吗?」 和 也,「嗯? 难道,现在许愿不行吗?」 希 未,「啊,不,那倒不是…」 和 也,「那是为什么?」 希 未,「那个、,这个地方的话有点…」 希未话说到一半,突然害羞地停下了。 难道说,实现愿望,场所和时间也有条件吗? 确实,这里到处有小鬼跑来跑去,怎么进行许愿的仪式?应该要去什么地方进行吧。 嘛,虽然我根本无法想象那个许愿的仪式是什么样子… …总之,在房间里应该可以吧?那里的话应该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和 也,「这样的话,去我家吧?」 希 未,「诶诶」 和 也,「不是啦,因为我家比较近啊,而且啊,我一个人住,所以不用担心啦」 希 未,「啊…………」 希 未,(…一个人住…在男生的房间里…) 和 也,「时间上没问题吧? 虽然有点晚了」 希 未,(呜呜…而且还在确认时间…) 不知为什么,感觉希未的脑内剧本正在飞速向前推进。 和 也,「那个…没事吧?」 希 未,「是、是是的、没、没事」 和 也,「额,不用口吃吧…」 走了一会,终于回到我家了。 嘛,说是家,其实只是一间只有6叠大的厨房的老公寓罢了(翻译:叠,是日本面积单位,1叠即一张榻榻米面积)。 (开门声) 和 也,「那么,进来吧,别客气,反正就我一个人…」 和 也,「额,啊咧?……人呢?」 希 未,「盯~……」 和 也,「哎呀,还在那里啊」 希 未,「呜呜,但是啊…」 希 未,「妈妈…希未,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机…」 真是的,还是那老样子。 和 也,「哎呀,快点进来快点进来」 希 未,「额、哇哇、不、不、不要拉衣服啦」 真是的,这样在门口吵吵闹闹的,会被邻居当成怪人的啊。 希 未,「打、打扰了…」 希未终于进屋了。虽然已经预料到她会非常紧张。 但是,这种坐立不安,想要逃走的样子,总觉得很有趣。 和 也,「嘛,先坐下吧」 希 未,「啊、好、好的、那么…」 希 未,「嗯? 好像踩到了什么…」 希 未,「这是、什么…?」 希 未,「额、脚、脚边有小黄本」 和 也,「喂、喂,你手里拿的也是啊」 希 未,「诶、诶诶?」 希 未,「呜哇,靠的好近」 希 未,「呜呜,我手里什么时候…」 希 未,「额,面前堆着山一样的录像带」 和 也,「啊啊,知道就好,别一个个说出来啊」 就算成年男性,有一两本小黄书也不奇怪啊。 希 未,「果、果然这里很危险呢…」 和 也,「那个,赶快把我的本本放下…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希 未,「呜呜,妈妈救命啊…」 和 也,「你倒不如救救我…」 希 未,「啊、好、好的、不好意思…」 哎,真是爱给人添乱啊~。 希未终于冷静下来,在我的床头轻轻坐下。 然而,仍然是一副东张西望,脸一会青一会红的样子。 所以说,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和 也,「嘛,还是快切入正题吧」 刚才因为希未的反应太有趣居然忘了,我们到这来原本是为了实现我的愿望来着。 想到这个,我开始考虑许什么愿望了… 和 也,「唔姆…难说啊」 希 未,「那个,你在困扰吗?」 和 也,「啊啊,是啊,毕竟机会只有一次嘛」 而且是一生只有一次,当然得谨慎点。 希 未,「啊,其实不用那样…」 希 未,「实际上,这个愿望,还有一次试用的机会」 和 也,「试用? 那是啥?」 希 未,「是的,因为许愿不满意的人很多,所以额外提供一次机会」 再次从希未口中获取了新的情报。这次是,叫做“试用机会”的东西。 和 也,「那个,那样的话愿望就有两个喽?试用有什么意义么」 希 未,「不是的,机会只有一次,这是不会改变的」 希 未,「因为试用愿望只是尝试,所以只有几天的有效期」 和 也,「啊,这样啊…所以被称为试用啊」 总之,就是化妆品的试用品那样的感觉吧? 和 也,「所以说,如果是试用的话…」 和 也,「和最后的愿望…许真正的愿望的时候,两个一样也行吗」 希 未,「啊,是的,应该是这样」 就是说,如果在试用阶段觉得愿望不行的话,最后许不一样的愿就好了。 希 未,「而且,也是为使不相信这个系统的人相信而准备的」 和 也,「嗯,这个设计倒是可以」 越来越有化妆试用品的感觉了。 那样的话,不就眼见为实了吗?而且就算试用没用好也没什么损失… 哦,对了。居然忘了,我还有在意的事情没问呢。 和 也,「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 和 也,「愿望的话,什么样的愿望都OK吗?比如说,地球级别的愿望之类的」 希 未,「啊,请稍等」 希未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的小册子打开了。 希 未,「第3,关于试用范围」 希 未,「如果明确判断为不可行,可以直接忽略。就这样」 和 也,「…就这样,没了? 没有关于范围的说明?」 希 未,「好像没有呢」 和 也,「等一等啊,那么,忽略又是啥啊」 希 未,「那个,这种情况下,机会应该就会直接被取消了」 和 也,「唔,这处理也太严格了吧…明明一生只有一次」 希 未,「是的,所以说,太奢求好像是不行的呢」 唔,这下就不好判断了。 要求太高是不行的,但是许愿太谨慎又会很可惜。 和 也,「那么,不可行,怎么样才算是不可行呢?」 希 未,「不知道…下面没写这些…」 而且,还不知道判断的标准。 话说,谁来判断啊? 果然是神?那样的话,连价值观也不同吧。 希 未,「怎么了? 如果是试用的话,我觉得不用考虑那么多也是可以的哦」 和 也,「唔,也是啊…」 也不知道用试试看上去像不可行的愿望,能不能找出忽略的范围… 但是,试用时OK的愿望,我觉得到真正许愿时也不一定OK。这个很暧昧啊。 呜~,好烦恼… …嘛算了,总之先许个简单的愿望好了。反正是试用的,只有几天有效期而已。 和 也,「那么,就这么决定了」 希 未,「诶,这么快」 和 也,「哦哦,等会拜托你了。话说,应该怎么做呢?」 希 未,「啊、那个、那个是…」 和 也,「怎么了?」 希 未,「不、不是、那、那个是…」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希未静静地把脸靠了过来。 然后… 希 未,「那、那个、把、把额头、那个…」 希未脸再次涨得通红,把自己的额头向我这边靠着。 这看起来好像是,要我把额头贴上去的意思。 和 也,(…唔,这样啊) 这就是许愿的仪式?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这孩子来说,还真是相当害羞的的行为啊。 对于连互相对视也不行的希未来说,贴着额头离得这么近,真的是一场大冒险。 恐怕刚才那么犹豫,也是这个原因吧。 希 未,「那、那、那么请强烈地在心里默念」 和 也,「诶? 就那样? 默念就可以了?」 希 未,「是、是的、那样就可以了」 …比我想象的简单嘛。我本以为会有什么复杂的过程啊,道具之类的来着。 但是,如果是我一个人还是不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希未实现了我的愿望。 下次我当领路人的时候,也是一样。最好不要是去引导胖胖的大叔之类的。 希 未,「不、不还意思……还没好吗~」 和 也,「嗯,啊啊,在等一下」 希 未,「呜呜~,请快点啦」 我在考虑要许什么愿望的时候,希未闭着眼睛等着。 即使我离开了,她也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因为希未平时都一直挡着脸,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还这是少见。 为了让情况更有趣,我就在这种状态下向希未搭话。 和 也,「呐呐,话说你啊,后面的话就住在这里吧?」 希 未,「诶、住这里的话、有点…」 和 也,「你想啊,反正是领路人的状态嘛」 希 未,「是的,你许愿结束之前,我一直是领路人…」 和 也,「这样啊,还真辛苦啊」 希 未,「诶、嗯嗯…」 希 未,「不对,别管那种快许愿啦」 一直很有趣的家伙。 和 也,(那么,唔,许什么愿呢…有点烦恼啊) 其实,刚才也考虑要不要一个新的游戏机。 即使是试用的愿望,那样的程度应该是能实现的吧。 …但是,机会难得… 和当初一样,要个游戏机好了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也是啊,果然游戏机这种程度的应该没什么困难吧。 正好试试前几天买的游戏。 希 未,「哈呜—,还没好吗」 但是,果然只要这种东西感觉比较可惜啊。 尽管如此还是坚定地选择游戏机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唔,真的要许这样的愿望吗… 希 未,「呜呜,请快一点啦」 尽管如此还是坚定地选择游戏机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唔,真的要许这样的愿望吗… 希 未,「真、真是的,额头都痛了啦…」 不不不,我额头早就离开了啊… 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唔,真的要许这样的愿望吗… 希 未,「那个,难道说你额头没贴上来吗?」 好像说了什么失礼的话。我温柔地转向她。 先保存一下比较好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唔,真的要许这样的愿望吗… 希 未,「呜呜,妈妈」 ソ○ー的技术是世界的技术(翻译:扯淡)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希 未,「瞄呜…」 纯洁地向bad end进发! 果然还是干点有趣的事好了 就这样,眼前的有漩涡标志的旧款游戏机… 突然变成了纯黑色的高端游戏机。 和 也,「哦哦,可插入光盘!」 希 未,「诶~,还有这样的游戏机啊」 和 也,「是啊是啊,那么先来玩一局吧」 希 未,「啊,好的,那么…」 和 也,「快,快来打一局」 把电源打开、 和 也,「game start」 翻译:恭喜进入bad end(⊙v⊙) 也是啊。虽然可以拿到一台游戏机,但是机会难得。 和 也,(决定了,换一个) 希 未,「哈呜,还没好吗」 和 也,「唔,果然,这样的愿望看上去才有趣呢」 希 未,「诶…有趣?」 希 未,「呜呜,累死我啦…」 试用的许愿仪式平安地结束了,希未松了口气。 嘛,对于这位看上去超级害羞的女士来说,刚才一定是场大骚动吧。 和 也,「怎么样? 冷静下来了?没事吧?」 希 未,「哈呜,哪里没事啊」 和 也,「嘛嘛,按照你前面的说明,反正到最后,两个人都会忘光光的吧?」 希 未,「诶、诶诶、的确是这样没错…」 而且这样考虑的话,我觉得还可以干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但是啊,考虑到希未这种情况,说不定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呢。 希 未,「啊,对了,你许了什么样的愿望呢?」 和 也,「唔,嘛,没啥没啥」 我一边回答,一边观察着周围,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嘛,自己本来就认为不行,还半开玩笑而许的愿,看来很有可能是被判断为不可行了。 唔,还是说,愿望生效,是要耗费时间的? 一边考虑着这个,我一边朝厨房走去。稍微有点渴了。 和 也,「那么,我去拿喝的,要点什么?咖啡? 红茶? 还是清茶?」 希 未,「啊,好的,那么,请给我红茶」 和 也,「明白,稍等啊」 啪嗒、 嘶嗒嘶嗒嘶嗒、 希 未,『哇、哇哇…』 和 也,「…嗯?」 嘶嗒嘶嗒嘶嗒、 希 未,『哇哇,被拉过去啦』 和 也,「去,你在做什么」 希 未,「不、不知道啊」 和 也,「什么不知道…沃日,胖次都看光了?」 希 未,「哈呜,被拉过去了…」 和 也,「…被拉过去?」 希 未,「是、是的、不知为什么身体嗖~的一下就被拉过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想着不会是这样吧,往后移了1米的距离。 然后就… 希 未,「呜呜、又、又被拉过去了啦」 我刚向后移,希未就同时被拉了过来。 而且,近到一定距离以后,就停下了。 和 也,「唔,莫非是…」 希 未,「诶,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和 也,「啊啊,大概吧」 我一边回答,一边快速后退了2米的距离。大概是小跑的速度样子。 嘶啦啦啦—————— 希 未,「哇~、又被拉了」 然后希未又被拉过来了相同的距离。 而且被拉过来的速度也很快,希未靠近我的速度比我远离的速度还快。 和 也,「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确实,先前许下的愿望实现了。 我许了『在一起』这个模棱两可的愿望,虽然一开始也不清楚回事什么样的状态… 难道,就是这种物理上无法离开的状态吗。 希 未,「哈呜,动不了啊」 在我眼前,希未为了远离我拼命地朝床那边爬着。 希 未,「呜~…嗨呀嗨呀」 嘶哩嘶哩、嘶哩嘶哩嘶哩… 和 也,「哦哦,这、这是?」 希未只是在向前方移动。 但是,站在那的我,感觉到了来自希未方向的拉力。 唔,就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拉着… 希 未,「呜呜,拉不动了啦…」 现在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大概是2米。好像,想要离得更远是不行了。 而且此时,就算希未一直拼命想往床边爬,我还是站稳脚跟坚持不动。 因为,如果大意的话我也会被一下子拉过去。的确,我们被看不见的「东西」给牵住了。 希 未,「呜呜,累了啦」 和 也,「所以说啊,现在离开我是不可能的啦」 希 未,「诶? 是这样吗?」 和 也,「啊啊,不行的话你向我靠近试试」 希 未,「啊,好的,我知道了」 希 未,「啊,真的呢…这样貌似可以动了呢」 和 也,「呐,我就说吧?」 希 未,「呼~,太好了。刚才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希 未,「额,你到底许了什么愿啊」 和 也,「没啥,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还是实现了原来的那个愿望,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十分严重。 和 也,「其实啊,我许的愿望是…在一起」 希 未,「诶…在一起?」 希 未,「然、然后、就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吗」 和 也,「啊啦,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哈哈哈」 希 未,「哈呜,已经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了…」 星期三的窗外,是澄澈的天空。 就这样,我和这个超害羞女的,无法分开的生活开始了。 随后,等希未稍微冷静下来,我们回到房间再次开始商量。 但是,这次是开始考虑如何度过这段困难时期。 和 也,「那个,首先是…」 和 也,「那个,试用的有效期是多久?」 希 未,「啊,好的,我查一下」 希未说着,又把小册子打开读起来。 希 未,「第一项,第二,关于有效期」 希 未,「试用愿望,在真正的愿望受理后就会失去效力」 希 未,「并且,在真正的愿望没有被受理的情况下,大约一周后就会失效。」 和 也,「唔,这么说的话,许下真正的愿望的期限,只有一周吗…」 希 未,「唔唔,有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 和 也,「不,本来就觉得不好办,现在,更加难以决定许什么愿望了」 希 未,「诶~,快点决定的话,试用愿望就能失效了」 和 也,「但是啊,这可是一生一次的机会,不可能马上决定的啊」 希 未,「哈呜,怎么这样…」 然后,落日西沉,夜幕降临… 哔哔哔哔… 希 未,「啊,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我们在屋中,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和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看着漫画的我形成鲜明对比,希未在不远处静静地呆着。 和 也,(那么,今后要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说,并没有什么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就等时间过去就行了。 …没办法。明天还要去学校,还会是要早起啊。 我这样判断,便准备睡觉了。 和 也,「那个,我确实记得应该有一条毛毯来着…」 窸窣窸窣窸窣、 和 也,「啊,找到了找到了」 希 未,「啊咧,怎么了? 拿毛毯出来干嘛」 和 也,「因为啊,这种时候,还是有点冷啊」 我一边回答,一边在床边铺上毛毯。嗯,这样厚的话应该就不冷了。 和 也,「那么,别客气,请吧」 希 未,「嗯?」 和 也,「所以说,床。YOU的」 希 未,「诶诶、我、我就睡在这地方吗」 和 也,「没错,又称王子地板酒店。虽然我刚刚命名的」 希 未,「呜呜…」 总之,对于就在这里睡觉的方案,希未似乎很不接受的样子。 追击 和 也,「没关系的啦,比你想的暖多了哦?」 希 未,「啊…我也不是不高兴啦。但是,我不喜欢睡硬的床啊」 和 也,「哦~,那么修学旅行岂不是很糟糕」 希 未,「是啊,很不喜欢旅馆的被子…」 希 未,「不是这个啦」 一个人,在那边吐槽…还是一如既往的奇葩啊。 和 也,「对啊,就是这么打算的啊…」 和 也,「啊,莫非,你讨厌毛毯?」 希 未,「那个,不是这样的问题啦,难道,我就要住在这里吗?」 和 也,「没办法啊,又没法离开」 希 未,「呜呜,那就请来我家吧」 和 也,「不行,绝对不行」 希 未,「诶~,为什么啊?」 和 也,「你有没有想过啊?你现在是领路人的状态,所以没关系…」 和 也,「但是,我可是普通人哦?」 希 未,「啊,原来是这样啊…」 那样的话,希未的家人就会看见… 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突然来到女儿的房间,并且还要住下来。那才是真的大吃一惊。 和 也,「明白了吧?」 希 未,「哈呜,明白了…」 希未勉强点点头同意了。但是就算是我,也没法完全把握现在的状况。 而且,这家伙是领路人的状态,回不回家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希 未,「那个…备用的睡衣之类的…没有吗?」 和 也,「啊啊,当然没有」 希 未,「呜呜,这样吗,那怎么睡觉…」 和 也,「嗯,不,你等一下…」 一边回答,我一边在衣橱里翻找。 窸窣窸窣窸窣、 大概,有件以前买了但因为太小不能穿的衬衫来着。 普通的衣服的话倒有几件,但是太大了… 和 也,「啊,找到了找到了。这件这件」 我本来很想穿的,但是太小了啊。嘛,这次就特别赠送给希未好了。 和 也,「那么,来,穿这件吧」 希 未,「啊,好的,十分感谢」 希 未,「那,那个…」 和 也,「嗯,换完啦」 希 未,「那个…这件衣服,好逊啊…」 和 也,「笨、笨蛋,明明很帅!」 真是的,这家伙在说什么失礼的话? 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拿到的限定版衬衫啊。而且里面还有老师的签名,是绝品啊。 希 未,「呜呜,有点不好意思啦」 唉,不明白衬衫价值的家伙啊。我为了得到那件衬衫,费了多大功夫… 和 也,「唉,算了…那么,关灯了哦」 希 未,「诶、哇哇、等一等啦」 和 也,「哎呀,这次又怎么啦?」 希 未,「那个,睡相没问题吧?」 和 也,「嗯? 我的睡相?」 希 未,「那个、如、如果你从床上滚下来的话…」 希 未,「我、我会被吓到的哦,姆Q地被吓到的哦」 …姆Q是什么鬼? 这是哪里的方言啊。 和 也,「啊—,真是的,知道了,那么今天,你睡床上,好了吧」 希 未,「呜呜,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和 也,(呼,累死了…) 漆黑的房间里。我躺在床上…不对,是躺在王子地板酒店里嘟哝着。 但是我和那家伙的距离又不能超过2米,那样的话,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而且,明天该怎么办呢?这个状态的话看来是没法过正常的生活了。 和 也,(有什么方法能快速解决呢…) 果然还是,我实现真正的愿望,然后解除这种状态吗… 然而,我还是无法决定自己的愿望。 (鸟鸣声) 耳边传来了麻雀的叫声。 阳光从窗外射入。 早上的空气很清爽,但是身上这沉重的感觉是… 额,嗯嗯? 为什么身体这么重,动都动不了。 我这么想着,睁开了眼睛… 和 也,「去,这TM是怎么回事」 这果然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视线稍稍向上倾斜15度5分。 即使我想挣脱希未也很难动弹。其实就根本动不了。这难道就是,新手固定技? 希 未,「呼~…呼~…」 但是,不管我有何反应,希未都还是在平和地酣睡。 和 也,「反正,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样子」 唔,虽然这个角度非常的好…但是变成现在这样,应该不是她故意的吧… 和 也,「恐怕是,天然呆吧」 不不不,现在不是说这种的时候。总之现在先… 看到满意为止 使用逆转关节的技巧 希 未,「呜,姆喵姆喵…」 这个笨蛋,不知道在咕哝什么。难道不知道现在这样子是她造成的么。 那么,在这种时候还是好好享受吧。把胖次上的纤维都一个个烙进视网膜吧。 和 也,「盯~~」 希 未,「呼~、哈~」 希 未,「呜…肚子、——了」 什么叫肚子——了啊。这种情况下不是肯定的吗。 面对这种丝毫没有防备的姿势,我不禁…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希 未,「啊啊,好痒啦」 希 未,「…嗯?」 和 也,「哟,醒了?」 希 未,「啊、呜、早上好…」 希 未,「额、呜哇」 希 未,「啊啊、我真是的,睡相…」 和 也,「不,我觉得那根本不能算是睡相了吧」 而且,昨天夜里,明明对我说姆Q什么的,你这不还是姆Q什么的了。 希 未,「真是的,我会反省的啦」 希 未,「咦呀」 …难道,这也是在反省吗?果然这家伙还是很有趣啊。 和 也,「哦,对了,得快点准备去学校了」 希 未,「啊、嗯」 和 也,「怎么样,不来做个螺旋摔吗?」 希 未,「呼~…呼~…」 和 也,「这样啊,不用啊…终于感受到了武术家强烈的自尊心了呢」 和 也,「这个心意我领了,那么」 (关节扭动声) 希 未,「痛痛痛痛」 刚做到一半,希未就喊出声了。 希 未,「真、真是的,你突然做什么啦…」 希 未,「额、我、我怎么了」 和 也,「太遗憾了,没有绳子呢」 希 未,「呜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好痛啊,请原谅我吧…」 和 也,「哎呀,总之快点准备去学校吧」 希 未,「啊、嗯」 (敲门声) 和 也,「喂,还没好啊」 希 未,『不、不还意思、再等一下啦』 我等在走廊前面。倒不如说,是等在厕所前面。 希未说要换衣服,于是没法离开的我就只好在外面等着。 和 也,「再不快点的话,就会听到恶魔的声音哦」 希 未,『呜呜,请不要让我听到啦』 但是,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啊。 热水壶,哔———— 和 也,「啊,糟了,居然忘了…」 我赶紧向放在灶上的水壶走去。 嗒嗒嗒、 希 未,『哇、哇哇…』 和 也,「…嗯?」 希 未,『啊、又、又被拉过去啦~』 咚咚、 和 也,「啊,对哦…」 希 未,「呜呜,请不要忘记这件事啊…」 和 也,「哎呀,对不起对不起」 希未再次因为看不见的拉力,在上厕所途中(雾)被拉了出来。 话说你啊,真的只是在换衣服吗? 希 未,「哈呜,我再也嫁不出去了啦」 和 也,「嘛嘛,反正最后都会忘记的,就不要在意了啦」 从门口出来,外面天气很好。好像是要显示春天即将结束,暖暖的阳光晒得人十分舒服。 和 也,「嗯,那我们走吧」 希 未,「啊、嗯」 我们走在上学的路上。在我旁边,希未又是一副明显在徒劳地紧张的样子。 然后,虽然一开始还是并排走着… 不久,希未就落后了。 和 也,「喂,别离我这么远啊」 虽然不怎么清楚,但我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能超过2米。 所以只要一不注意,就很难迈出步子。 和 也,「哎呀,再离近点啊」 希 未,「好、好的、我知道了…」 希 未,「…どきどき(翻译:表示紧张)」 和 也,「どきどき的,有什么好紧张的啊」 希 未,「啊,那个,好像这样并排走着,还是第一次,那个…」 和 也,「哈? 什么鬼?」 希 未,「不、没、没什么…」 希未嘟哝着,脸又是羞得通红。我觉得很有趣,决定盯着她看一会。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请不要那样看着我啦…」 就这样,希未又害羞地退到了后面,又不和我并排走了。 …唔,真是拿她没办法。 虽然的确知道希未是一个会挡着脸,超级害羞的女孩子… 但是,我并没有预料到光是并排走就会这么地紧张。这么说的话,以前希未一直是一个人走的? 据我的判断,希未离开我的距离大概就是2米的样子。正好被这根看不见的线连着。 然后,希未就在这种刚刚够的距离下走着。 唔,离得这么远,是不是有点危险… 我这么想着,加快了脚步。 希 未,「哇哇」 正感觉希未要被拉得摔倒的时候,路口的红绿灯变了。 和 也,「哎呀,黄灯了」 我停了下来,就在我身后的希未,一下子朝着我的背… 咚、 希 未,「咦呀」 希未没刹住车,就那样撞了上来。 和 也,「真是的~,真会给人添麻烦」 希 未,「对、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和 也,「那么啊,既然并排走不高兴,那你走我前面吧」 希 未,「诶、走前面…」 和 也,「对啊,你在我后面走,我不好配合你的速度啊」 希 未,「但、但是、在前面走的话,一直被看着感觉很不好意思…」 于是,结果希未还是在后面刚刚够的距离下走着。 我也没办法,只好小心地迈着步子… 和 也,(唔,真是会给人添麻烦啊,这家伙…) 和 也,「那么,进去吧,这里就是我的班级了」 希 未,「有、有点紧张啊,不是同一年级的教室…」 希 未,「吸~、吐~、どきどきどき(翻译:表紧张)…」 和 也,「所以说嘴里不要どきどき的了,也别深呼吸了,赶紧进去啊」 希 未,「好、好的」 像平时一样和几个熟识的同学打了个招呼。但是,并没有人注意到我旁边的希未。 嗯。果然以这个家伙的状态,是谁都不会去注意她的。 步 美,「早上好,今天蛮早的啊」 和 也,「哟,早上好」 这位是我的同班同学高槻步美(たかつき步 美),也不是什么特别亲近的关系。 只是一个普通的同学,一个比较守规矩的家伙而已。 和 也,(总之,用这个家伙做个试验看看吧…)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没有问题,慎重起见先试一下吧。 和 也,「呐呐,希未」 希 未,「啊,是?」 让希未普通地搭话 让希未做些奇怪的事情 和 也,「你啊,去和她搭个话试试」 我一边说,一边指着步美。 希 未,「诶、为什么呀?」 和 也,「只是为了慎重起见而测试一下啦」 希 未,「呜,虽然不太明白…」 和 也,「好啦好啦,快去和她聊聊」 希 未,「啊、好的、我明白了」 希 未,「啊,初次见面,步美同学」 步 美,「唔?」 希 未,「那个,早上好」 步 美,「啊、啊啊…早上好…」 哦哦,果然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一般来讲,如果有不同学年不认识的人在的话,应该会有更强烈的反应吧。 希 未,「那个,今天天气很好呢?」 步 美,「…是呢…」 和 也,「去帮那家伙的头发打个结」 我一边说,一边指着步美。 希 未,「诶诶,我才不要呢,你怎么了?」 和 也,「只是为了慎重起见而测试一下啦。啊,打个蝴蝶结吧,看着怪可怜的」 希 未,「呜,虽然不太明白…」 和 也,「好啦好啦,快去打结吧」 希 未,「哈呜,知道了啦…」 照着我说的,希未走到了步美的身后。然后,手移到了她的马尾上… 希 未,「一二」 嘶嘶嘶~~ 步 美,「痛痛痛」 步 美,「啊、哇、我的头发怎么了」 步 美,「谁啊,打了个死结」 步 美,「嗯?」 希 未,「那个,早上好」 步 美,「啊、啊啊…早上好…」 希 未,「对不起,我不会打蝴蝶结,结果就打了个死结」 步 美,「…是呢…」 唔姆。毫不在意。这样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上课铃声) 希 未,「啊,响铃了」 马上就要上课了,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希未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在教室后面坐立不安。 希 未,「那个,我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和 也,「啊啊,等一下,我去帮你准备」 我把今天请假的人的椅子搬过来,放在课桌旁边。 和 也,「喏,这就是你的位子了」 希 未,「诶诶、莫非我就坐这儿」 和 也,「因为,没有其他的办法啊」 希 未,「呜呜,的确是这样…」 希 未,「そわそわ(翻译:表坐立不安)」 和 也,「怎么了,嘴里そわそわ的?」 希 未,「那个,在这边我完全没法冷静下来…」 和 也,「没问题啦,又没人注意你」 没人注意的话,和没人看见是差不多的。 希 未,「对了,你不记笔记吗?」 和 也,「嗯、啊啊、拿笔记出来就很麻烦啊」 希 未,「真是的,这样不行的啦,不好好听课的话」 唔,和想象的一样,这孩子是个老实人啊。我的话,肯定是测试前临时抱佛脚俺喽。 交给希未了 装作明白了的样子 和 也,「呐,你现在没事干很无聊吧?」 希 未,「诶、啊、的确是这样没错」 和 也,「那么,笔记的事就交给你了。晚安」 我这样说完,就倒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希 未,「哇、请不要睡觉啊」 和 也,「呼—呼—呼—」 希 未,「呜呜,已经睡熟了…」 ………… … 和 也,「呼哈~哈…」 和 也,「那么,也该下课了吧」 希 未,「啊,你终于起来啦」 和 也,「早上好,希未同学」 希 未,「什么早上好,课都上完了啦」 和 也,「好的好的,那么,好好记笔记了吗?」 希 未,「啊,是的,大致是的…」 和 也,「我看看…」 我打开递来的笔记,瞬间被上面写满的小字吓到了。 而且,一页上都被字给填满了,虽然字数并不是特别多。空白的地方倒没写,剩下的都写在下一页了。 …这啥啊? 留白之美?话说,字也写得太小了吧。 和 也,「莫非,你以后想当手艺人?」 希 未,「啊?」 和 也,「你看,写米粒大小的经文之类的」 希 未,「不、不是啦,只是习惯而已请无视啦」 和 也,「唔,真是奇怪的习惯」 听说字写得小的人,胆子也小,看到这家伙算是明白了。又在咕咕哝哝什么了。 和 也,(而且,还有挡脸的习惯…) 先前愿望的事开始,我就知道希未是个普通人,而不是天使或是神的使者之类的了… 但是,果然,这家伙还是有些奇怪。 和 也,「知道了啦,那么我学习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对照着笔记。当然不是真的照着黑板在写。 那么,画点什么呢… 写实风格 漫画风格 和 也,(现在流行的,是现实主义…) 一边意义不明地嘟哝,我一边和名为笔记的校园生活开始搏斗。 顺便一提,画的是今天早上看见的希未的胖次。因为早就烙在视网膜里了。 再顺便一提,自动铅是0.3毫米的。线条,模仿达·芬奇,画得越细越好。大概是。 沙拉沙拉沙拉沙拉、 ………… 希 未,「啊咧? 你在画什么?」 和 也,「嗯? 想看吗? 写实风格的哦?」 希 未,「不、不、还是不用了。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和 也,「嘛嘛,别客气,你看」 希 未,「哇哇」 喀拉喀拉、咚、 希 未,「痛痛痛…」 希未爽快地从椅子上掉了下去。又看见了意料之外的反应了。 希 未,「真、真是的、你在画什么啦」 和 也,「什么什么,就是你的胖次,by写实风格」 希 未,「哇、别、别画了啦」 和 也,「笨蛋,要亵渎艺术吗」 希 未,「哈呜」 和 也,「你仔细地看,可以看见上面一个个的纤维哦…」 希 未,「呜呜,我不看…」 和 也,「日本的漫画文化是…」 和 也,「世界遗产!」 希 未,「哇、吓死我啦」 和 也,「啊,请不用在意,继续在那里默默地光合作用吧。」 希 未,「光合作用…」 我无视了一脸不可思议发希未,在纯白的稿纸(数学笔记)上画起来。 沙拉沙拉沙拉沙拉… 和 也,(完成了…我的佳作哟) 这样持续进步的话,夏天或是冬天就能出道了吧。 不不,不能寄到原来的pen club编辑部,寄到megastore试试看吗…(翻译:megastore是日本H漫杂志,已停刊,至于pen club是啥并不知道=。=) 和 也,「呵呵呵…」 希 未,「啊咧? 你在画什么?」 和 也,「啊啊,想看吗,你是模特哦」 希 未,「…我是模特?」 希 未,「额、呜哇」 喀拉喀拉、咚、 希 未,「痛痛痛…」 意料之外的反应。希未同学十分高兴的样子。 希 未,「呜哇、请、请别给我看奇怪的东西啊」 和 也,「啥啊,不奇怪啊,是你自己的胖次啊」 希 未,「诶诶、不、不是、不是、肯定不是啦」 和 也,「嘛算了,让别人来判断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打算拿给邻座的人看。 希 未,「别、别那样、请停下啦」 和 也,「喂,A,你喜欢看漫画吧,实际上呢…」 希 未,「啊、哇——」 喀沙喀沙、喀沙、 希未以及其可怕的速度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往远处跑。 和 也,「额、喂、为、快停下啊,我也被拉过去了啊」 希 未,「呜呜~~」 老 师,「嗯? 怎么了? 突然站起来」 和 也,「啊,不,没什么,老师」 希 未,「呜,动不了了」 和 也,「去,你还在拉我啊」 (下课铃声) 希 未,「呼,吓死我啦」 上课时间终于结束了,现在是休息时间。 周围都在活蹦乱跳,希未完全没有被注意到。 和 也,(唔,果然处于领路人的状态,就谁都注意不到了啊…) 额,等一下? 和 也,「呐呐希未,我现在突然想到…」 希 未,「嗯,怎么了?」 和 也,「再把关于『忘记』的东西告诉我一次」 希 未,「啊、好的、请等一下…」 希未再次打开了小册子,开始读上面的内容。 希 未,「第三项,关于忘记」 希 未,「当所有事情都结束的时候,有关人员会忘记全部事情」 希 未,「留下线索或是传达消息都是不可能的,请不要做无用功」 和 也,「唔,果然是这样吗」 我在意的是,第三者传达是不可能的这个部分。 确实,那时的当事人,也就是现在的我和希未,在愿望完成后会忘记一切。 和 也,「但是啊,在这期间,我如果向第三者传达不也OK吗?」 希 未,「啊,我觉得那样的事应该是不可能的…」 和 也,「为啥? 我们和谁说一下的话不就好了」 希 未,「那个,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 我完全没有明白希未要说什么,于是,赶紧试着向前面的步美搭话。 和 也,「呐呐,步美」 步 美,「嗯? 有什么事吗?」 和 也,「那个啊,告诉你一些能让你大吃一惊的东西」 步 美,「大吃一惊? 什么鬼?」 和 也,「其实呢…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名叫一生一次的机会的东西」 和 也,「而且,每个人都会被轮到哦」 步 美,「抱歉,没听清」 和 也,「啊,真是的,没办法啊」 这次,我用尽全力大声喊了出来。 和 也,「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名叫一生一次的机会的东西——」 和 也,「哈、哈、啧…有、有点累啊」 步 美,「那个,刚才,干了什么吗?」 和 也,「…没,啥都没干」 看来靠声音是不可能传达情报的?那么大的分贝,是不可能听不到的。 嘛,这种程度根本突破不了,不愧是强大的防御呢。但是。 这次的话,就写在纸上步美看见。 和 也,「那个,其实呢,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名叫一生一次的机会的东西」 对应的,把文字写在了纸上。这次怎么样,我得意地笑了出来。 和 也,「那么,这次请读一下上面的东西」 步 美,「呢…生…的…西?」 步 美,「…这是啥?」 和 也,「诶…」 步 美,「啊,先走了,我还有些事」 步美就这样走了。我再次省视了一下刚才写的纸。 不知为何,上面的字像是被虫吃过一样,变成了完全意义不明的句子,看着好像就是在猜字谜。 唔,看着就像画一样,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了…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哭? 希 未,「所以说,这样做是不行的啦」 和 也,「啊啊,看见了…」 强大的检查机能。果然是,神吗?做出了这样的东西。 这个系统自己本身,估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更别说有人知道了。 我也没法知道,它到底用了什么难以想象的强大的防御手段。 澄澈的碧空下。 这里依然残留着着冬的气息,风儿也还强劲。 这里,是我…不,我们最喜欢的地方。 「哈哈,真是的,终于找到你了」 希 未,「啊、呜…对不起」 这是我的朋友优子。 虽然不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但是和我的关系依然很好。 优 子,「那么,怎么了?」 希 未,「那个…什么?」 优 子,「真是的,刚才还说要和他见面的吧?」 那是指,前些日子介绍的,邻班的他。 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关于他的入学和班级的事。 希 未,「啊、唔、但是…」 优 子,「…但是? 但是什么?」 希 未,「那个,果然我还是…」 优 子,「唉,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没办法呐」 希 未,「唔…对不起」 优 子,「嘛,没关系啦,那就享受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吧」 虽然脸上浮现出苦笑,但依然会陪伴着我。这就是好朋友吧。 优 子,「但是啊,果然我还是想要个男朋友呢」 优 子,「呐? 希未也是想要男朋友的吧?」 希 未,「诶、啊、那个…有点想要呢」 优 子,「那么啊,不稍微积极点是不行的哦」 希 未,「但是,我不行啦」 优 子,「不行哦,那样是话」 优 子,「你知道吗,其实,你在男生中,还是很有人气的哦?」 希 未,「诶…」 优 子,「所以说稍微改改的话…」 希 未,「我、我很有人气…」 优 子,「唉,所以说,请改掉那个习惯啦」 希 未,「啊、对、对不起」 优 子,「真是的,要不是希未…」 优 子,「要不是希未在男生面前说不出话,男生也不会因为厌烦而放弃吧」 说是恐惧症呢,还是只是害羞呢… 光是没别人盯着看,我就感觉很难受。要么马上转过脸,要么干脆挡着脸。 但是,这个习惯,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原因,真是只是个坏习惯而已。 这件事,我自己也是知道的。 虽然知道,但从小时候开始,这个习惯就改不了了… 优 子,「好,那么今天也开始训练喽」 优 子,「呐呐,赶紧看着我的眼睛」 希 未,「哈呜,好难啊…」 那么今天,就是在谁都不在的屋顶上对视。 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见,肯定会以为我们是笨蛋。这就是我和优子的训练。 优 子,「盯~……」 优 子,「盯~……」 优 子,「盯~……」 希 未,「呜呜…」 优 子,「5秒…还行吧」 希 未,「呼,好紧张」 优 子,「真是的,和我就不用紧张了吧」 我们俩一直是以这样的方式度过的。优子虽然嘴利了点,但心地是很好的。 优 子,「话说,对男生的记录多少了?」 希 未,「那个,2.7秒…」 优 子,「啊啦,终于破2秒了呢」 希 未,「…当然只是对爸爸而已」 优 子,「嘛嘛,稍微有些进步了呢」 澄澈的碧空下。这里,时不时会挂起强风。 残留着冬的气息的屋顶上,今天依然是两个人一起度过… 宣告今天放学的钟声响了。教室门口又是一波人浪。 和 也,「那么,希未,回去喽」 希 未,「嗯」 我招呼了一下希未,和其他人一起走出了教室。 希 未,「啊,对了…」 希 未,「不好意思,我想去自己的班级一趟」 和 也,「嗯、啊啊、明白了」 我边回答,边跟着希未在走廊里走。 由于不能互相离开,希未走到哪里,我也得跟到哪里。 喀拉喀拉喀拉、 终于来到了希未的一年级生的教室。放学后,已经见不到人的影子了。 希 未,「请稍等一下,我去把我的东西拿过来」 那么,恐怕那就是希未的桌子吧。她在窗边第三个位置上翻找着什么。 希 未,「请等一下」 和 也,「啊咧? 你就忘拿了这个东西?」 我看见,希未手上多了一个小小的运动包。 希 未,「诶、啊、是的…」 不知为何,希未又害羞得吐字不清了。但是,反正是领路人的状态,还需要这样的东西么… 和 也,「唉,嘛算了,那么回去吧」 希 未,「好的」 两个人从走廊往鞋柜走去。还是和原来一样,希未离我差不多2米。 然后,偶然看见了操场上社团活动的学生们的身影。今天也是在很有精神地跑着。 希 未,「今天也很活跃呢…」 和 也,「是啊,没用地活跃着呢」 在我们的学校,社团活动开展得特别热烈,不只是体育系社团,文化类社团也是。 希 未,「那个,你不参加社团活动吗?」 和 也,「我? 当然没有喽…你呢?」 希 未,「啊,我也是」 和 也,「也是啊,又麻烦,又累呢~」 希 未,「……………」 和 也,「啊咧,怎么了?」 希 未,「不、没、没什么」 希未再次把脸挡了起来,害羞地回答道。 …看来有什么隐情啊。 虽然也察觉到了希未的心情,但毕竟只是作为第三者的感觉罢了… 果然不是本人的话,还是有许多事情没法知道的。 然后,从中庭走到校门的时候… 希 未,「啊…」 和 也,「嗯? 怎么了?」 突然,希未停止了脚步,她的视线前方,站着一个女生。 虽然好像没见过这女生,不过看着好像也是一年级生? 和 也,(莫非,是希未的朋友么…) 女孩子,「那个…找我有什么事吗?」 和 也,「诶、啊、不、没事」 只言片语过后,女孩子就不知往哪里走掉了。 希未寂寞地望着她的背影。 和 也,「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你认识的人?」 希 未,「…是的,是同班的优子同学」 一定,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吧。 本来说不定,现在正是放学时,和好朋友快乐地聊天的时候。 但是,以希未现在的状态,搭话也是不可能的吧。 反过来说,能够认识到希未存在的,也只有我了吧… 原来的青空,渐渐染上了茜色。 又慢慢地铺满了夜晚的黑色… 依然无法互相离开的我们,今天也是在狭小的房间里一起度过。 希 未,「石头剪子…布」 希 未,「哇,输了」 走廊里,两个人猜拳来决定洗澡的顺序。 和 也,「那么,你先洗」 希 未,「呜呜,不要啦」 不管怎么说,能离开的距离也只有2米而已。所以,只是洗澡也是有着各种的麻烦。 为了能够交替使用,在等待对方的时候,只好等在浴室门口…也就是,在这个走廊里等着。 和 也,「但是,真的好无聊啊…」 希未洗澡的时候,我等在这里。 真的,只是在走廊里等待而已。而且,现在还只是4月,等在这还有点冷。 希 未,『那个~』 和 也,「嗯? 怎么了~?」 没过一会儿,希未突然隔着门对我说。 希 未,『不好意思,护发素没有了吗…』 和 也,「我是不会用那种软弱的东西的」 希 未,『呜呜,这样吗…』 希 未,『额,洗发水也没了』 和 也,「用肥皂啊,肥皂」 希 未,『哈呜…这样头发会乱的啦…』 就那样,时不时地互相说几句话,最后,希未终于从浴室里出来了。 喀拉喀拉喀拉…咚、 和 也,「嗯? 出来了吗…」 和 也,「woc,那是什么装扮」 希 未,「因、因为、没有其他的衣服了」 和 也,「好吧,我确实不知道…」 但是,洗完澡穿这样的衣服,完全没想到。 话说,上身运动服下身运动短裤不是犯规么?但是,还穿长筒袜就很微妙了呢…我喜欢。 但是,比起那个,在房间中穿着这种衣服,说是新鲜呢,还是什么呢… 和 也,「盯~~…」 希 未,「啊、请、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很、很不好意思啦」 和以前一样,希未又害羞了,但是,因为刚洗完澡身边并没有那个小册子。 所以,也不能像平时一样挡着脸,于是,比平时更加地嘟嘟哝哝起来… 那个样子,我也觉得有点可爱。 然后我也洗了澡。现在两个人在房间里看起了电视。 我的旁边…2米的地方,希未坐在床上。 洗过的头发,和我的一样发出了肥皂的香味。 希 未,「呼啊…」 和 也,「莫非,你困了?」 希 未,「诶、啊、是的、有点…」 嘛,今天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骚动,累了也不奇怪。 哔哔哔哔哔… 然后,希未手上的手表又响起了闹钟铃声。 希 未,「额、哇哇、都这个时间啦」 希 未,「哈呜,熬夜了啦」 和 也,「喂喂,熬夜什么的…现在才9点半哦?」 希 未,「才不是什么才9点半,是已经9点半了啦」 …你是小孩子吗?这个时代,小学生10点睡也是很正常的吧。 希 未,「呜呜,明天,没自信能起来了啦…」 希未这么说着,又重新设定了手表的闹钟。 但是那个手表,看着总像给小孩子用的,表里还印了卡通图案之类的。 和 也,「…看着很羞耻的表啊」 希 未,「诶,不是蛮好的吗,我很喜欢啊」 和 也,「好好,那么,因为我没有闹钟,就拜托你了」 和 也,「快快,今天轮到我睡床了」 希 未,「诶~」 和 也,「不行啦,你忘记今天早上发生什么了吗?」 希 未,「呜,就算你这么说…」 果然就算是这家伙,对于今早的事也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样豪爽的睡相,我可不想再被从上面压着了。 和 也,「那么,关灯了哦~」 希 未,「啊,好的」 パチ、 和 也,(…呼,今天发生了不少事情呢) 漆黑的房间里。 躺在2天没睡的自己的床上,我这样想着。 离愿望的截止日期,还有几天,是不是早点考虑并决定会比较好呢… 但是,毕竟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没那么容易决定下来。 希 未,「那个…还醒着吗?」 和 也,「嗯、啊啊、怎么了?」 希未从王子地板酒店上直起身。 希 未,「那个,关于那个愿望…」 希 未,「怎么样? 决定是什么了吗?」 和 也,「啊啊,这件事情啊…」 和我在考虑同样的事情。 虽然希未的口气也不是在催促我,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是不是快点决定会比较好呢。 …确实,1周的话,已经只剩下4天了。 在我犹豫的时候,这段时间说长还是短,真的是很微妙呢… 但是,就像突然要沸腾的开水降温一样,就算说要决定许什么愿望… 果然,从只有一次的角度来考虑,这段时间是不会长的。至少我也还没能决定下来。 和 也,「呐,希未…你认为呢?」 希 未,「………………」 和 也,「实际上呢,我还是没有能决定许什么愿望啊…」 希 未,「炒面面包…」 和 也,「…炒面面包?」 希 未,「呜呜,吃不下了啦…」 和 也,「什么嘛…已经睡着了啊」 虽然不知道希未到底梦见了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坏东西吧。 至今无法决定愿望的我,和旁边安静睡着了的希未。 看着希未平和的睡脸,稍微有点觉得,就现在这样其实也不错… 哔哔哔哔哔哔、 和 也,「唔…烦死了…」 被电子音吵醒,我睁开了眼睛。 和 也,「什么嘛,原来是这家伙的闹钟啊…」 话说,这才6点啊。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起来的的啊? 我想着要按掉那个闹钟,摆弄着希未的手表… 哔哔哔哔哔哔、 和 也,「日,不知道怎么按停…太复杂了」 和 也,「喂,希未,快把闹钟弄掉啊」 希 未,「呼~、嘶~瞄…」 不行,希未还在熟睡中。而且好像还睡得很幸福,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和 也,「呼,这家伙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设的闹钟」 嘛算了。时间还早,睡个回笼觉吧… ……… … 希 未,「哇——」 希 未,「都、都这个时候了~」 希 未,「请、请快起来啊」 窸窣窸窣窸窣、 和 也,「嗯~,早上好…」 希 未,「什么早上好啊,你看,再不快点的话就要迟到了啦」 和 也,「…迟到?」 听到这句话,我的视线转向房间里的时钟。只见,指针已经指向了危险区域。 和 也,「这下可真的不妙了,喂,快啊」 希 未,「啊,呜,知道…」 希 未,「了、哇哇、又被拉走啦」 和 也,「还没好吗—,快点啊——」 咚咚咚咚、 希 未,『啊—,别敲门了啦』 厕所门前。敲门催着那家伙。今天,已经没有能回话的空闲了。 下面,是刷牙洗脸的时间。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狭窄的洗面台前,两个人挤得不行。 和 也,「牙刷,你用那边」 希 未,「那个,没有其他的牙刷吗?」 和 也,「当然没有准备啊,别在意了」 希 未,「但、但是这有点…」 希 未,「额、哇、不好了」 和 也,「啊真是的麻烦的家伙,这次又怎么了?」 希 未,「那个,昨天晾的衣服,还没有全干」 希 未,「哈呜,怎么办啊…」 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这个啊。 和 也,「那么,快走吧」 希 未,「诶诶、难、难道我、要穿着这个外出吗」 和 也,「没关系的啦,反正,你不会被其他人注意到的啦」 希 未,「呜呜,虽然的确是那样没错…」 希 未,「至少让我先带着,等到干的时候再换…」 和 也,「那么,走吧」 嘶啦嘶啦嘶啦、 希 未,「额、哇、请不要拉我啦」 今天也一如既往晴朗的天空。稍微能让人出些汗的天气,似乎在宣告着春天的结束。 在这片天空下,浮动着我们跑向学校的身姿。 希 未,「哈哈、呼呼」 和 也,「喂,没事吧」 希 未,「是、是的、还行」 虽然两个人都在跑,但我还是把速度放低了点。 和 也,「那么,稍微停一下吧」 然后,我停下了脚步… 咚、 希 未,「哈呜」 和 也,「咕啊」 希 未,「啊痛痛痛…」 和 也,「真是的,我都说了停一下了」 希 未,「呜呜,又给你添麻烦了…」 希未又撞到了我背上。 和昨天差不多,先是拉开一段很勉强的距离,然后从后面撞了上来。 只是,昨天是走路,今天因外是跑步所以更难控制。 降低速度的话就会撞到我,反过来提高速度的话,希未又会在后面哇哇的了。 而且,由于穿了远动短裤而感到害羞,今天的希未应该是绝对不会走在我前面的。 和 也,「呼,没办法,就用这个方法好了…」 和 也,「希未,我允许你拉着我的衣服」 希 未,「诶? 衣服?」 和 也,「啊啊,对,拉住衣服的后面」 希 未,「啊、好、好的、我知道了」 虽然一脸不可思议,但希未还是照我说的,拉住了我的衣服后缘。 和 也,(嗯。这样的话,就算是在我后面,也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和 也,「那么,千万不要放开哦?」 希 未,「诶,好的? 但是为什么…」 希 未,「额、哇、不、不要突然跑起来啦」 晴空之下。后面被希未拉着,开始跑起来。 说真的,很讨厌这样,因为衣服会被拉长。但是,还是在尽全力地奔跑。 希 未,「哇——」 和 也,「加、加油,虽然很重但我会拉着你的」 一边说着,一边不减速地通过了眼前的十字路口。 希 未,「呼,太快了」 希 未,「呼呼、累、累了」 和 也,「呼呼、我、我也喘不上气了」 希 未,「但、但是、终于赶上了」 和 也,「啊啊,已经到了这里的话就可以安心了」 然后,我往教室的方向迈出了步子… 希 未,「啊,请等一下」 唰、 希 未,「好,准备OK了」 想着到底在做什么,我回过头去,看见希未抓住了我的衣服。 和 也,「喂,那是在模仿什么?」 希 未,「没事的,我会好好抓紧的」 和 也,「不是啊,这是紧急情况限定使用的啊」 希 未,「是这样吗…稍微有点开心的说…」 和 也,「这,开心么…」 真是的,没办法啊。首先,衣服被拉长了看上去不会很逊么。 学生 A,「早上好,和也」 和 也,「啊啊,早上好」 像平常一样和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我和希未走进了教室。 希 未,「呜呜~,そわそわ(翻译:表示坐立不安)…」 和 也,「咋了,又在那里そわそわ的」 希 未,「啊,不用在意我…」 和 也,「你啊,昨天不是在教室里待过了吗,应该习惯了吧?」 希 未,「但、但是、今天这个模样、那个…」 啊啊…确实是那样呢。常理上教室里是不会穿运动短裤的吧。 先 生,「诶~,就像前面所述,明天会进行一个小测验」 先 生,「所以,请大家认真复习,迎接测验」 (下课铃声) 休息时间。度过了漫长的1小时,教室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和 也,「那么,去一下厕所吧…」 希 未,「诶,厕所?」 和 也,「啊啊,今天早上太急了没上啊」 嗯? 嗯,稍等… 我要去厕所的话,这家伙也要跟着去的吧? 希 未,「哇——」 和 也,「额、喂、逃什么、话说你又把我拉过去了啊」 希 未,「呜呜,果然还是要去吗…」 和 也,「嘛,没办法,这是生理需求嘛」 在教室前面一点的走廊上。那里的前面,就是男厕所。 希 未,「那个…至少去女厕所吧…」 和 也,「…别瞎说」 这家伙是领路人所以没关系,但我可是会被周围注意到的。 如果我进了女厕所,肯定爆炸。估计明天都不用来学校了。 和 也,「那么,走喽」 希 未,「呜呜、果、果然不行吗」 和 也,「快点吧,上了哦」 希 未,「哇,又被拉过去啦」 拉着希未,终于到了男厕所。 和 也,「嗯? 比想象中还挤啊…」 是不是来错时间了,居然这么多人挤在厕所里。 希 未,「哇哇、我、我该站在、什、什么地方啊」 和 也,「啊—,别添乱了」 但是,希未穿着远动短裤站在那厕所里,这样的画面还是很有趣的。 虽然这么想,但我也不能在这干站着。 所以,无视希未,为了完事我拉下了拉链。 然后,走向眼前的便器… 希 未,「额、难、难道在这?就、就在我前面」 和 也,「不不,就算你说在面前,然而这儿可是厕所啊」 希 未,「是、是的、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希未就转过了脸朝着我这边。话说,你在我背后盯着我,我压力很大啊。 希 未,「啊、呜哇」 和 也,「真是的,这次又怎么了啊」 希 未,「刚、刚才稍、稍微、看看看看到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啦」 和 也,「额,冷静冷静」 希 未,「好、好的…」 和 也,「呼,爽啊~」 希 未,「呜呜,嫁不出去了啦」 和 也,「嘛嘛,反正都会忘记的,不要在意了啦」 希 未,「哈呜…」 (盯~……) 「呜呜,不行了啦」 「你看,还差一点就10秒了哦」 雨后的晴空下。 这里,有时会吹起一阵强风。虽然依然残留着寒冷的气息,但春天已经到来了。 哔哔哔哔哔哔、 她手表上的闹钟响了,说明已经10秒了。今天我们依然是在训练中。 优 子,「好的,OK~」 希 未,「呼~,累死啦」 优 子,「真是,还是老样子呢~」 一只手拿着手表,优子苦笑着。优子又向我介绍了新的男生。 优 子,「希未,下次再不加油是不行的哦」 希 未,「呜,知道了啦」 优 子,「嗯嗯,完全不明白呢」 优 子,「最近,男生们对你都纷纷放弃了哦。那家伙倒是意料之外的还没放弃」 希 未,「诶,这样啊…」 优 子,「果然这种事也是传播得很快呢…」 优 子,「这样下去,毕业前就确定是灰色生活了呀」 那件事,就算优子不说,稍微考虑一下也能知道。 即使是从遥远的城镇到这里入学也没有用,如果不改变自己的话… 而且,因为新入学所以是个好机会,自己也不是不知道… 希 未,「……………」 优 子,「啊,抱歉,好像有点威胁过头了呢」 希 未,「…呜呜,没有啦」 希 未,「希未领域,椎名之墙之类的也不是没听到过…」 优 子,「………………」 优 子,「但是啊,因为是最后的机会,放轻松点也没关系哦」 希 未,「…嗯,谢谢你」 然后,我们又在屋顶上开始了平常的训练。 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一被人盯着,就会马上坐立不安的缘故。 虽然,这只是一个习惯而已…虽然,没什么重大的缘由… 但是,还是和优子成为了好朋友。 虽然嘴利了点,但即使是我也变得和她十分亲近。 希 未,「盯~……」 优 子,「加油,马上就是新纪录了哦」 希 未,「呼呼~…」 优 子,「辛苦了,终于20秒了呢」 希 未,「嗯」 优 子,「这样的话,即使是男生,10秒应该是没问题了吧」 优子这样说着,开心地按停了闹钟。 两个人互相对视的时候,是没法知道时间的。所以,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然后,优子就想出了,这个设定闹钟的方法。 描画着可爱的图案的手表。一定是优子从小就一直用着的。 优 子,「莫非,你喜欢这手表?」 希 未,「呜、嗯」 优 子,「这样啊…哪天超过1分钟,当成礼物送给你也可以哦」 希 未,「真、真的?」 优 子,「嗯,虽然已经很旧了,小时候戴的呢~」 …直到现在,我也一直为这个习惯而烦恼。所以,我一直呆在后面。 但是,形成这个习惯的原因却是一直不知道。 可能是有什么契机吧,但是结果就是根本没法改掉了。 然后,无论遇到什么机会,就会闭上眼睛,直接放弃,或者向别人求助,直到现在… 所以,虽然是乱来的,但是来到这个学校真是太好了,遇到优子真是太好了。 优 子,「啊,你看,希未」 希 未,「啊,好大的彩虹…」 希 未,「真漂亮啊…」 雨后的晴空下,浮现出一道巨大的彩虹。只有在学校的屋顶上才能看到的彩虹。 就在入学后不久,冬的气息依旧残留着的现在,两个人一起看到了… (放学钟声) 和 也,「那么,回去吧」 希 未,「啊、嗯」 今天的课结束了,我招呼着希未。希未已经换上了晾干的制服。 从走廊下到一层,两个人往校门走去。 中庭的运动场上,今天也是充满了社团活动的人活跃的身姿。 希 未,「话说,为什么不参加社团活动呢?」 和 也,「嗯,就像我前面说的,太麻烦」 希 未,「…就那样?」 和 也,「啊啊,是啊…」 希 未,「………………」 和 也,「还是说…不能没有其他什么重要的理由吗?」 希 未,「呜呜…不是那样」 不知为什么,希未脸上又是一副寂寞的表情。所以,我赶紧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和 也,「那么,你又为什么不参加社团活动呢」 希 未,「那是因为……」 和 也,「果然,是那个习惯的原因?」 希 未,「………………」 希 未,「呜…并没有什么重要的理由哦」 希未咕哝着,就那样垂下了视线。一定,是有着什么重要的理由吧… 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习惯,也有自身其他的原因吧。 反过来说,如果知道是什么原因的话,也就可以解决了。 但是,现实中复杂多了… 没有明确原因的事情极多。看上去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实际上却是最令人头痛的… 希 未,「啊…」 和 也,「嗯? 怎么了?」 优 子,「呜~,还没到啊~」 校门前。站着一个以前似乎见过的女孩子。 …好像,是叫优子吧?好像就是,昨天希未说的那个同班同学吧。 优 子,「啊,不好意思,现在几点了?」 和 也,「诶、啊啊、稍等啊…」 我没有手表,于是转向身旁的希未。 和 也,「那,希未,现在几点?」 希 未,「……………」 和 也,「呐呐,喂」 希 未,「诶、啊、对不起、那个…」 好像才刚刚听到我的声音似的,希未看了看手表。 希 未,「差不多,2点5分」 和 也,「知道了」 和 也,「久等了,现在差不多2点5分」 优 子,「这样啊,多谢了」 女孩子用响亮的声音向我表示了感谢。虽然是希未的朋友,但却很正常嘛… 优 子,「呜~,但是他好慢啊」 和 也,「…莫非,是说好在这里碰头的吗?」 优 子,「啊,是的,本来说好2点在这里的,但是现在还没来呢」 优 子,「真是的,今天就决定让他请客了」 和 也,「真严格啊…就迟到了5分钟而已」 优 子,「不不,不是这样的,他可是经常迟到的」 男朋友,「哈哈,抱歉,来晚了~」 优 子,「啊,终于来了」 优 子,「那么,再见喽」 优子最后向我鞠了个躬,和男朋友一起开心地走了。 希未寂寞地望着两个人的背影远去… 希 未,「………………」 和 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希 未,「…嗯」 远去的二人看上去关系很好地牵着手。希未望着他们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回家的路上。和平时一样,希未在我后面走着。 但是,又不像平时那样闲聊着,今天的路上,添了一份寂寞。 和 也,「呐,希未…」 想到希未寂寞的身影,我转过身来和她搭话。 和 也,「怎么啦? 不太精神呢」 希 未,「诶…啊,抱歉,没什么…」 或许是因为几天没被注意寂寞的原因吧,也用可能不是。 和 也,「莫非…你是喜欢他? 那个男生?」 希 未,「啊,不是那样的…」 和 也,「…不是? 那又是为什么?」 希 未,「………………」 询问着这样的事情,总感觉我是多管闲事。即使是希未,也会有不想提及的事情吧。 反正,我和她的关系只是… 被引导的人,和引导的人而已。当许愿结束的时候,又会成为陌路人了吧… 恐怕是不会第二次再相遇了吧。 但是,和希未一起生活了这几天,已经几次看见她露出那张寂寞的脸了… 不要管了吧之类的,我也很辛苦之类的… 希 未,「以前,一直在一起的…」 和 也,「刚才的…是叫优子对吧」 希 未,「是的,一直在一起的,一直鼓励着失去信心的我…」 然后,希未一点点地开始说起了关于自己的事情。 那个表情,和平时完全不同,写满了真切的悲伤…我禁不止看着她… 和 也,「………………」 希 未,「啊…」 希 未,「对、对不起…那个、我…」 和 也,「没事,不用在意」 希 未,「但、但是、那个…」 和 也,「即使没有什么重要的原因,也会有山一样高的烦心事存在…」 希 未,「……嗯……」 希 未,「我因为这样,所以朋友很少…」 希 未,「但是,就算这样,和优子的关系也一直很好」 希 未,「但是最近,因为有了男朋友…」 希未,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声不响地听着一人。 视线对上了,话语停止了,二人互相移开视线,低着头再次开始对话。 …这家伙,也是经历了很多啊… 本来马上会变得可怜兮兮,还会咕咕哝哝的那张脸,一旦变得如此悲伤,却难以再回复到原来。 本来,在这个时候,应该说句俏皮的话,表现得温柔些会更好… 但是,我想不出那样的话,倒不如说根本没有那样的才能… 和 也,「那么,回家吃饭吧」 希 未,「诶…」 和 也,「那么,要不去前几天去过的家庭餐厅吧?」 希 未,「但、但是、我现在的情况…」 和 也,「不用担心啦,我会帮你点的啦」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迈出了步子。 和 也,「快快,就算不高兴也没用哦~」 希 未,「额、哇哇、又被拉过去了啦」 快速地走到了家庭餐厅。这里就是上次两个人来的店。 和 也,「那么我的话,就这个B套餐好了。你呢?」 希 未,「那个,就今天的午餐套餐好了」 和 也,「明白,服务员——」 我快速地点完了餐,坐在座位上等着上菜。 没过多久,服务员端来了两个盘子。 服务员,「久等了」 服务员说着,把点的两份套餐放在我面前。 所以说,我只有一份啊…我把那个午餐套餐推到希未面前。 和 也,「好的,久等了」 然后,两个人开始了稍微有点早的晚餐。 和 也,「怎么样,好吃吧?」 希 未,「呼啊,好次」 和 也,「你啊,嘴里还有东西就别说话了」 希 未,「呼,不好意是」 和 也,「真是的,拿你没办法呢~」 刚才那张,如此寂寞的脸庞… 又变回了原来高兴、害羞的那张脸了。 和 也,「话说你啊,喜欢炒面面包?」 希 未,「啊,是的,是喜欢,怎么了吗?」 和 也,「没啥,就是你梦话中说了」 希 未,「诶、梦话」 希 未,「我,到底梦到了什么呢…」 吃完饭,我们离开了家庭餐厅。 和 也,「那么,顺便去买点东西吧」 希 未,「诶,要买什么吗?」 和 也,「哎呀,今天早上没有牙刷不是很不方便吗?」 希 未,「啊,是呢…」 然后这次,为了买东西,我们再次走在了街上。 还是和以前一样,希未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但是,因为街上人很多的缘故,无论是站着还是移动都非常困难的样子。 很想像以前一样,快步走出去… 希 未,「哇哇,又被拉过去啦」 于是我只好放慢速度。 啪噗、 希 未,「痛」 再次感觉到希未撞上了我的背。 我们只能保持2米的距离,车站前人又这么多,根本难以挪步。 和 也,「呐,你啊,为什么不能和我并排走呢?」 希 未,「啊,那个…很害羞…」 和 也,「但是,教室里坐在一起,倒是没事啊」 希 未,「那个,这是因为…总感觉,并排走的话…」 希 未,「…就、就好像…恋人的感觉、那个…」 希 未,「哈呜……」 希未害羞得不行,又用小册子把脸挡了起来。 和 也,「啊~,真是的,又给人添麻烦」 希 未,「呜呜,不还意思…」 而且不仅不能并排走,紧跟在后面,或是让希未走前面也都不行。 呼,没办法啊~ 和 也,「那么,我允许了」 希 未,「诶,允许?」 和 也,「…先说好,我其实不喜欢衣服被拉长」 希未抓住了我衬衫的后缘。人满为患的车站前,两个人就这样继续走着。 虽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但要是真的被谁看到这个样子,肯定会被当成傻瓜的。 和 也,「呐,洗发水确实是没有了?」 希 未,「…嗯、可以的话护发素也」 和 也,「你啊,太奢侈了…我只用肥皂也没什么关系啊」 希 未,「呜呜,头发会变得乱蓬蓬的啦」 就说着这些无聊的闲话,在拥挤的街上买着东西。 抬头仰望碧蓝的天空。稍微能让人出些汗的天气,似乎在宣告着春天的结束。 虽然每天洗衣服真的很麻烦,也很想多买几件衣服… 但是,我经济上也没有那么宽裕… 但是,至少这家伙要的护发素和洗发水还是能… 希 未,「石头剪子、布」 希 未,「哇、又输啦」 和 也,「那么,今天还是你先洗」 希 未,「呜呜,果然还是很不好意思」 我们两个又是轮换洗澡。今天是希未先洗,我再洗。 和 也,「话说,这儿还真是冷啊…」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等在走廊里。今天似乎比昨天更冷了。 也是啊,毕竟现在才4月… 希 未,『啊、那个、浴盐…』 和 也,「嗯? 用那个登别牌的啊(翻译:登别位于日本北海道,有温泉)」 希 未,『啊、已经用了克什米尔的了』 和 也,「真是的,怎么这样,我喜欢用那个的啊」 就像这样隔着门说话,现在我们也有点习惯了。 虽然也不是在谈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却觉得能聊天很快乐。 喀拉喀拉喀拉… 希 未,「那个,洗完了…」 和 也,「怎么样,身体暖和了吧?」 希 未,「啊、是的」 洗完澡的希未,高兴地回答我。她穿着完全烘干了的我的衬衫。 一开始还很讨厌这件衬衫的,不过现在好像已经很中意了。 而且,洗完的头发上,飘着她喜欢的洗发水的香气。 希 未,「呼,好舒服~」 希 未,「啊,那么,这次该我等了」 这么说着,希未像我一样坐在了走廊上。 和 也,「哦,对啊…」 希 未,「哇哇、不要突然离开啦」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然后,拿来了铺在地板上的毛毯和靠垫。 希 未,「啊咧? 这个毛毯是?」 和 也,「喏,给你,刚洗完澡的话…」 说着,把毛毯和靠垫递给了希未。 希 未,「诶……」 和 也,「等在外面会很冷的,那个,我洗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待ってる間に湯冷めしちまうだろ、俺、長湯だし、その…」 希 未,「…………」 希 未,「呜、嗯…谢谢…」 (水声) 猛地跳进进浴缸中。把有点冷的身体,泡在热热的洗澡水里,真是舒服。 然后,暖和了身子以后,从浴缸中出来,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洗头。 平时只用用肥皂的我,这次也试着用了一下希未喜欢的洗发水。 散发出少许甘甜的香气,就和在寒冷的门外等的那家伙身上的味道一样。 (水声) 和 也,「喂,洗完啦~」 喀拉喀拉喀拉、 和 也,「喂…啊咧?」 希 未,「嘶~…嘶~…」 和 也,「这是的,拿你没办法啊…」 这样睡在外面可是会感冒的啊。我给她的毛毯,也弄在了一边。 而且,连口水都流下来了…这样倒不害臊啊。看见你羞羞的样子了哦。 希 未,「呜~、喵…」 但是,虽然平时一直挡着,但是,希未的脸还是很可爱的嘛… 如果,没有那个奇怪的习惯,更加自信,更加开朗的话。 一定能成为一个,谁都会为之倾倒的女孩子吧。 和 也,「喂,你啊…变得,更开朗一点好不好呢?」 希 未,「呜、喵喵…」 和 也,「…别喵喵的啊」 真的,很可爱呀… 和 也,「啊~,去,好重啊」 我抱着睡着的希未,走向自己的房间。 然后,静静地把希未安置在床上,我在地板上铺开毛毯,准备睡觉了。 嘛,昨天是我睡床上所以没事… 和 也,「你啊,明天不会又掉下来吧?」 希 未,「炒面、面包…」 什么鬼,又是炒面面包。又在做什么平和的梦了吧… (鸟鸣声) 听到了不知从哪发出的鸟叫。 和 也,「已经、早上了吗…」 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炫目的阳光。慢慢适应了,我睁开了眼睛。 但是,就像以前那样,好像有什么柔软的触感… 和 也,「还有,身体好重…」 和 也,「去,又是这样」 话说,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睡成这样? 虽然很钦佩她,但是还是先从这个麻烦的体位脱身吧。 和 也,「喂喂,起床了~~」 摇晃摇晃摇晃、 希 未,「呜呜~,谁在摇我」 和 也,「快起来,不然加大力度了哦~」 摇晃摇晃摇晃摇晃、 希 未,「哇、哇哇哇…」 希 未,「额、又是好厉害的睡相」 和 也,「呼,重死了」 希 未,「呜呜,我真是的…」 和 也,「哎呀,别说了,还是快准备去学校吧」 希 未,「啊、嗯」 今天也是两个人在用着洗面台今日。但是,两个人的话还是太挤了。 (水声) 和 也,「呼,干净了…好了,你来吧」 希 未,「嗯」 (水声) 轮流使用着洗面台。原本就很狭窄的空间里,因为有两个人,挤得满满的。 然后,在等待的时候,就在那边蠢蠢地发着呆。 希 未,「呜呜~、毛巾毛巾~」 和 也,「啊,等一下」 希 未,「快点啦,眼睛都睁不开啦~」 …你是小孩子吗? 话说,这家伙做了什么,还得把眼睛闭上? 感觉,都能想象到希未洗澡的样子了。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恐怕回来之前就会下雨吧。 希 未,「啊,今天天气不太好呢…」 和 也,「是啊,要是回家路上下雨可就讨厌了」 这样的天空下,我们一起向学校走去。 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希未因为害羞,一直走在后面… 嘛,今天反正不急,没关系吧?我也是不会突然起步或者突然刹车的。 不知不觉,几天的时间就这样自然地从我指缝间溜走了。 希 未,「那个,今天,也允许那样做吗?」 和 也,「…允许?」 啊啊,那个啊…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在说拉衣服后面的事情啊。 和 也,「莫非,你很喜欢这样?」 希 未,「那、那个、这个……」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 和 也,「哎呀,老实说出来吧」 希 未,「…有、有点吧」 和 也,「这样啊,但是那个只有特殊的时候才允许哦」 希 未,「这样吗,太遗憾了」 希未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情愿。好像意外得特别喜欢啊。 但是,如果一直这样的话,衣服真的被拉长了可就讨厌了。 和 也,「哎呀,比起这个,稍微加快点速度呀」 希 未,「啊、好的」 沙拉沙拉沙拉… 现在正在进行测验。再次变得安静的教室里,只听见自动铅在纸上划过的声音。 希 未,「好像、做的很艰难呢…」 和 也,「啊啊,这门课学得不太好」 希未就坐在我课桌旁边。 要是在这时,希未是高年级的话,说不定还能帮帮我… 但这家伙是低1个年级的,而且成绩估计也不怎么好…不对,等等? 和 也,「喂,希未」 希 未,「啊,什么事」 和 也,「你,去看一下那个家伙的答案」 希 未,「诶~,不行的啦,这样做是不行的啦」 和 也,「硬要说的话,这也是被引导的人的特权啊」 希 未,「呜~,但是…」 希 未,「啊咧? 这个问题,我知道答案啊」 和 也,「诶,你知道答案? 这明明是2年级的问题啊」 希 未,「你看,这不是昨天讲课是教的吗」 和 也,「啊,这么说来,好像确实是…」 这倒是没想到,意外的惊喜啊。而且就算是旁边的人,估计也只是在乱写写吧。 希 未,「那个,我记得应该是…」 因为预料之外的帮手出现,我渐渐填满了空白的答题纸。 本来是准备全部放弃的,不过现在似乎又有了希望。 ………… 哔哔哔哔哔哔、 希 未,「只剩1分钟了哦」 和 也,「了解」 手表响了,希未通知我测试的时间快结束了。 好的,这样的话选择题,也乱猜着填完了。 (下课铃声) 和 也,「呼,结束了~」 希 未,「辛苦了」 和 也,「啊啊,刚才希未真是帮大忙了」 交卷前,已经基本上把答题纸填满了。嗯。这样的话就稍微有点希望了。 放学后。一场暖和的雨,宣告了春天的离去。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附近都升起了白烟。 希 未,「又,下雨了呢」 和 也,「啊啊,看着应该快停了吧」 虽然没有带伞,但我们也没有要急着回去。所以,想着去哪里避一避雨。 嘛,虽然这种程度的话,走回家也没什么大碍,不过避雨才是上策。 希 未,「啊,雨小了呢」 和 也,「嗯,那么走吧」 抬头看看,白色的雨云开始变薄,阳光从缝隙里射出。 希 未,「啊,对了……」 和 也,「额,别走那么快啊」 但是当然,希未的脚步马上就被2米的无形的绳子给停住了。 希 未,「呜呜,别拉我啦…」 和 也,「没用的哦,毕竟我的力量比较大嘛」 希 未,「哈呜…对不起,请和我一起走吧」 和 也,「…一起?」 希 未,「是的…」 完全不明白什么情况,我为了追上希未而在此迈出脚步。 希 未,「哈哈、呼」 和 也,「喂、喂、干嘛走那么快啊」 希 未,「还、还差一点、就在这上面」 一边说着,希未领着我,开始攀登楼梯。 然后,一口气登上台阶,一口气推开了铁门… (推门声) (风声) 沉重的铁门打开之际,风的声音,突然涌入。 希 未,「呼,到了」 雨后的青空,和照出那片天空的水洼。 这不是以前找到希未的那个屋顶么,到底为什么带我来呢。 和 也,「那么,到底怎么了? 带我来这里」 和 也,「啊,马上就能看见了」 希 未,「…马上?」 希 未,「啊,快看快看」 希 未,「真漂亮呢…」 屋顶上,横越着一道巨大的彩虹。在碧蓝天空的映衬下,放射出鲜艳的七彩光芒。 如同一道抛物线,弯成一道缓缓的曲线。背对着虹,希未向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和 也,「你…很清楚什么时候会出彩虹嘛?」 希 未,「知道啊…」 和 也,「嗯?…知道什么?」 希 未,「…雨后,就能看到彩虹对不对?」 这样说着,希未冲我一笑。 看着那张笑脸,总感觉到一丝寂寞,还有一丝忧伤… 虽然应该回答些什么,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言语来表达… 所以,我像希未一样仰望着那道彩虹。 (风声) 希 未,「咦呀」 和 也,「喂喂,没事吧?」 希 未,「呼,吓死我啦」 突然的一阵强风,希未的身体一抖。但是,风儿也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了。 希 未,「我、还以为、册子又要飞出去了呢」 和 也,「哈哈哈,没事的,那是春天才有的事情啦」 希 未,「啊,是这样吗?」 和 也,「差不多吧,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吹不起强风了吧」 虽然是在屋顶上,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挡风,但是,进入5月,风儿已经吹不走任何东西了。 季节的缘故吧,也曾经听说有布局的原因。 希 未,「呼~,那么我就放心多了」 我稍微说说,希未就放下心来了。 一定是,又想起了那是在空中飞舞的小册子了吧… 夜幕降临,落日西沉。狭小的房间内,今天我们也是热闹地度过。 希 未,「那个,盘子放在这里可以吗」 和 也,「啊啊,就放在那里吧」 希 未,「额、哇、锅里的东西要溢出来了」 和 也,「快点关掉煤气啊,煤气」 希 未,「呜呜~」 和 也,「啊,原来如此,和我在一起没法动啊」 就这样,准备好了两人的晚餐。 一直在外面吃或是吃着买来的快餐的我们,今天难得地决定挑战一下自己制作料理。 咚、 希 未,「哇、」 和 也,「啊,抱歉」 但是,因为不能互相离开,而且厨房的空间又不算大… 咚咚、 和 也,「痛」 希 未,「哇、对不起」 而且说真的,制作料理也是一件苦差事,但是,相应地却很快乐。 然后,草草结束了晚饭,两个人开始闲聊起来。 以前在房间里,希未和我的距离总是保持在那微妙的2米。 但是现在,距离似乎被拉近了一些。 和 也,「呐,你啊,料理很拿手啊?」 希 未,「诶、是、是这样吗?」 和 也,「嗯,我大概地见识到了」 希 未,「啊…那、那个、这个…」 希 未,「…谢谢」 就像以前一样,希未再次害羞得用本子挡住了脸。但是,感觉现在却有些不同。 希 未,「那个,我有一个疑问…」 和 也,「嗯? 什么」 希 未,「那个…女、女女…」 和 也,「女?」 希 未,「…女朋友之类的…」 希 未,「……………」 和 也,「…莫非,是问我有没有女朋友的事?」 希 未,「是、是的」 1米开外的地方,通红着脸的希未,问出了那样的事情。 虽然只是那种程度的提问,但对于希未来说,也已经很努力了。 那么我… 间接回答 直接回答 和 也,「嗯,说是有呢,还是没有呢」 希 未,「啊………」 希 未,「那、那样啊、啊哈哈哈」 希未故作有趣地笑了笑。真的是很好懂呢… 和 也,「嘛,怎么说呢,和她的关系…」 和 也,「也就是一起做晚饭,一起吃晚饭这样程度的关系而已…」 希 未,「诶……」 希 未,「怎、怎怎怎怎么可能,我是女朋友这种事」 和 也,「是真的—哦」 希 未,「真、真的吗」 和 也,「啊啊,开玩笑的—啦」 希 未,「那、那还真的是有点寂寞呢,啊哈哈哈」 和 也,「嗯? 怎么了,你也没有男朋友吧?」 希 未,「呜,是这样的说…」 和 也,「好的…那么,你当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希 未,「啊、那倒是不错、那么…」 希 未,「额、诶诶诶」 希 未,「怎、怎怎怎怎么可能,我是女朋友这种事」 希未又是一副紧张兮兮又很有趣的样子。 看着那个可爱的样子,我不自觉地继续调戏她。 …半开玩笑,或是略加戏弄,说法是有很多,反正,大概是受到气氛的影响才这么做的吧… 但是,说真的…也有可能是我被这个经常给我添麻烦的家伙给吸引住了吧。 希 未,「那个、这个…」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 和以前完全一样,希未又用小册子挡住了。对于希未的那个习惯动作,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和 也,「呐,那本册子,稍微借我一下」 希 未,「诶? 啊、好的…」 拿过那本册子,我再次盯着希未。 和 也,「盯~~……」 希 未,「呜呜、又…」 希 未,「额、哇、没有本子了啦」 手里没拿什么东西,希未这次想用手挡住了脸… 但是,我为了阻止她赶忙说道。 和 也,「不行,不努力一下的话」 希 未,「但、但是、呜呜~」 和 也,「盯~~……」 希 未,「哇——」 咚咚咚、 希未忍耐不住,直接跑出去了。 但是,我不慌不忙,站稳了脚跟。 希 未,「哇,又被拉住了逃不了啦」 而且又是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转向我看着。真是的,完全没有吸取教训呢… 夜晚真正降临,一轮圆月升起… 希 未,「呐…还醒着吗?」 关了灯的狭窄房间内。今天是轮到我睡床上,她睡王子地板酒店。 在黑暗中,在睡前这样聊天,现在也变成了一个习惯。 和 也,「啊啊,怎么了?」 希 未,「那个啊,我的记录是,3秒的说…」 和 也,「…记录? 什么的记录?」 希 未,「那个…被人盯着能忍耐多久的记录」 和 也,「………………」 希 未,「我,如果一直那样的话…一定永远找不到男朋友吧…」 黑暗的屋子里,1米的距离外,希未寂寞地嘀咕着。 虽然看不清希未的身影,我为了不停止对话,继续说道。 和 也,「但、但是啊、最近啊,你也慢慢适应了呢」 希 未,「那是…」 和 也,「这样的话,只要和男朋友在一起也慢慢适应,不修好了」 希 未,「……………」 是的。反正只是个没啥缘由的习惯而已,迟早能适应的。 至少,像我这样只相处了几天的人,她也稍微能适应点了。 希 未,「呜呜,果然还是不同的…」 和 也,「不同,是什么意思?」 希 未,「我一定,是在心里想着…」 希 未,「反正都是会忘记的,还不如轻松一点…」 和 也,「……………」 希 未,「所以,现在的这段时间结束的话,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了」 “反正会忘记”,这是我一直在和希未说的话。 虽然现在稍微适应了,但是这段时间一旦结束,又会回到那个3秒的记录了吧。 就在那,两人引导的关系结束,变成陌路人的时候… 希未到底会怎么样呢… 希 未,「…愿望决定了吗?」 和 也,「不,还没…」 马上就是星期日了。这下,我的愿望的受理期限,只剩2天了。 也就是说,两人度过的快乐时光,也只在这2天之内了。 和 也,「呐,你啊…最后,许了什么愿啊?」 希 未,「那是……」 和 也,「…那是?」 希 未,「……………」 和 也,「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 希 未,「呜呜,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啦…」 …已经实现的希未的愿望。那愿望,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面对着马上就要结束的时间,我一个人寂寞地思考着。 (你许这个愿…真的可以吗?) 面前的大姐姐这样说道。这位大姐姐,就是我的领路人。 面对一直无法决定愿望的我,大姐姐和我说了许多话。 无法由第三者传达之类的,这个许愿的系统之类的。在谈话时,大姐姐都告诉我了。 …大姐姐是个很成熟的人。很有主见,又很有自信。 希 未,「……………」 大姐姐,「怎么了?」 希 未,「那个,别人都许点什么愿望呢…」 大姐姐,「那个啊…金钱啊物品啊名誉啊,这类的倒是很少的吧?」 希 未,「…是这样吗?」 大姐姐,「嗯嗯,我的领路人也是…」 大姐姐,「那个人的领路人,还有更前面的人,好像也没要钱之类的东西呢」 就像这样,听到了大姐姐各种各样的看法。一直很憧憬,这种成熟地考虑事情的头脑。 大姐姐,「所以啊,大家啊,基本上都选择了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确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能理解大姐姐的意思。所以,才会无法决定自己的愿望。 希 未,「那个,大姐姐…许了什么样的愿呢…」 大姐姐,「…我?」 希 未,「啊、是的、有没有烦恼之类的…」 大姐姐,「嗯,好吧,告诉你吧」 大姐姐,「是啊…一开始我也很烦恼」 大姐姐,「因为,不管怎么说,果然想要的东西还是有一大堆吧?」 大姐姐,「梦想啊,金钱啊,健康啊,完美的恋人啊…」 大姐姐,「而且,有一段时间,甚至在考虑关于整个世界上全部的人的事情」 希 未,「…全部的人?」 大姐姐,「你看,总感觉只为自己而使用的话,有点可惜的感觉」 …听了大姐姐的话,我稍稍能感受到她的心境。 我一开始也是在考虑,爸爸啊妈妈啊,还有优子的事情。 大姐姐,「然后一直在烦恼着,考虑着…但是最后…」 大姐姐,「…能和喜欢的人相遇…」 希 未,「那个,莫非…这个就是愿望?」 大姐姐,「嗯? 果然很奇怪吗?」 希 未,「啊,不,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为什么…只是相遇呢?如果不能成为恋人的话,根本不会幸福… 希 未,「……………」 大姐姐,「唔呼呼,你还有点困惑是吧?」 希 未,「诶、啊……是的…」 大姐姐,「那个呢…如果许了一个相遇以上的愿望,就算能实现…」 大姐姐,「你…会高兴吗? 真的会高兴吗?」 希 未,「那是……」 大姐姐,「看,果然还是会很寂寞吧」 大姐姐,「所以说,只要能相遇就好了」 大姐姐,「在这以上,就靠自己了」 果然,大姐姐有着成熟的思考方式。坚持着自己的观念,为自己而自信地活着。 虽然十分憧憬那样的大姐姐…但是不管过几年,我也没法变成她的样子吧… (鸟鸣声) 耳边传来鸟叫声,炫目的日光射进来,我睁开了双眼。 和 也,「呼~,睡得真好」 希 未,「啊,早上好」 和 也,「哟,今天真早啊」 希未已经起来了,和我打着招呼。 好像因为只能离开2米的距离,所以希未只是在屋内打扫着。 哔哔哔哔哔… 希 未,「啊,已经这个时候了…」 希 未,「呼呀、」 和 也,「呐,那个闹钟,想要弄停还真麻烦啊」 希 未,「啊,习惯了就没事了」 前几天,想要弄停闹钟,因为不会而直接放弃了。 然后就睡了个回笼觉,接着就出事了… 和 也,「哦,对了,难得是星期天,要出去玩吗?」 希 未,「诶,真的吗」 和 也,「啊啊,顺便在外面吃顿午饭吧」 希 未,「好啊,那么我去换一下衣服」 和 也,「啊、喂、喂…」 喀拉、 咚咚咚、 希 未,「额,哇哇,又被拉过去了啦」 和 也,「真是的,不吸取教训的家伙」 晴朗的星期日。暖和的天气,两个人在街上悠闲地走着。 当然,希未依然是呆在我的身后… 但是,习惯了以后,也不会再跌跌撞撞地撞到我的背之类了。 然后,夕阳染红了天空。 在车站附近,我们俩准备回去的时候… 希 未,「啊……」 和 也,「嗯? 怎么了?」 希未突然停下了脚步,在她前面,似乎是关系很好的两个人。 看外貌,似乎比我们年长许多… 和 也,「莫非,又是认识的人?」 希 未,「那个大姐姐,是我的领路人」 和 也,「诶~,这样啊…」 希未的领路人,也就是实现希未愿望的人吧。 然后,因为自己的愿望实现了,所以已经忘记了当时的事情。 希 未,「………………」 希 未,「嘶~哈~嘶~」 和 也,「喂,突然深呼吸干什么?」 希 未,「我、我会加油的」 和 也,「啊、喂、希未…」 根本没听我在说什么,希未就走到了那两人面前。 然后,到底要做什么呢… 希 未,「对不起…」 不知为什么,希未一开始道了个歉。莫非忘记了自己还是领路人的状态吗。 和 也,「…希未?」 刚这么想着,希未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希 未,「那、那个、两位」 大姐姐,「诶? 啊…啊啊…」 希 未,「今今、今天~」 大姐姐,「……………」 希 未,「真、真热呢、今天~……」 和 也,「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完全意义不明啊」 希 未,「那、那个那个……」 和 也,「首先,你在领路人的状态下,做什么都没有用吧」 希 未,「呜呜,虽然是这样…但是…」 和 也,「那么,你到底要说什么,我去帮你说吧」 希 未,「………………」 希 未,「…去开个玩笑…」 和 也,「哈?…你说什么?」 希 未,「那个,所以说向那两个人…」 突然,要去和不认识的情侣去开玩笑,就算你那么说… 完全猜不出是为了什么。嘛,不过反正就是开个玩笑嘛,明白了。 和 也,「…知道了,开个玩笑对吧」 我做好觉悟,若无其事地朝两人走去。 深吸一口气,两只手夸张地摊开。 和 也,「嘿~嘿~,那边的男朋友and女朋友,嘿」 大姐姐,「哇,怎么了,这孩子」 男朋友,「嗯? 奇怪的家伙」 和 也,「哟,很般配嘛,两位,打得很火热嘛」 大姐姐,「别、别说了,怪不好意思的」 和 也,「哎呀哎呀,别害羞了,当众kiss一下嘛,是不是」 男朋友,「喂,那稍微有点…」 大姐姐,「真是的,你也是,在说什么呢」 …这样就行了吗? 和 也,「那么两位,再见,要幸福哦~」 大姐姐,「呼,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二人脸上浮现出苦笑,挥手向我告别。 然后,二人在前面的十字路口一拐,不知往哪里去了。 和 也,「…这样就好了?」 希 未,「啊、是的、辛苦你了」 希 未,「呼…太好了…」 不知为什么,希未突然说出了那样的话。 但是,看着离开的二人,脸上带着一丝喜悦,又夹杂着一丝寂寞。 和 也,「莫非,你也想试一下?」 希 未,「嗯? 试什么?」 和 也,「喏,就像前面这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走」 希 未,「诶…」 希 未,「我、我没说那样的事啦」 和 也,「不不,不用在意哦」 边说着,我边向希未靠近… 希 未,「哇哇、哇——」 希 未,「额,逃不了」 希 未,「呜呜,我真是不吸取教训…」 仰望晚春傍晚的天空,一切都未曾改变。鸽子和麻雀,依然平和地飞翔着。 望着希未,我转过身来。 …然后,几天里头一次允许了。 和 也,「这样就没事了吧…」 希 未,「…嗯」 和 也,「但是啊,别人看上去,可是很难看哦」 希 未,「啊、那个、不好意思」 拉着我的衣服走在后面,希未的脸通红。人满为患的车站前,一个普通的星期日里。 …牵手不行,并排走不行,被盯着也不行… 所以,这样对希未来说是最大的限度了,对我来说也可能是吧。 和 也,「那么,晚饭的话…」 和 也,「啊,买点炒面面包再回去吧」 希 未,「诶,真的吗? 好开心哦」 希未响亮地回答道。 虽然背对着希未,看不见她的脸…但是,一定很高兴吧。 圆月升起。 (水声) 喀拉喀拉喀拉… 和 也,「喂,我洗完了,你进去吧」 希 未,「好—的」 洗澡中。 今天石头剪子布输了,我便先进洗了。现在,正好等在昨天希未留下的毛毯上。 希 未,『那个…浴室里,不冷吧?』 和 也,「啊啊,不冷,你也好好暖一下吧」 希 未,『啊、嗯…』 隔着门的对话。到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了。 希 未,『哇,洗发水少了好多』 和 也,「啊啊,刚才用它洗了身子。试试」 希 未,『呜呜,身上说不定会痒哦』 …这样啊。怪不得刚才开始身上一直很痒。而且,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洗发水香味。 和 也,「那么,关灯了哦」 喀嗒、 漆黑的屋中。 但是,还没到睡觉的时候。一定会,再次开始谈话。 最初是怎么开始睡前和希未谈话的,早就不记得了… 但是就是感觉到,会开始一场谈话。 希 未,「那个……」 和 也,「没事没事,我还醒着」 希 未,「啊、嗯…」 被别人盯着,最多只能坚持3秒的希未… 在这种黑暗之中谈话,却感觉到她乐在其中。 希 未,「那个,今天,白天,遇到的那个大姐姐…」 和 也,「啊啊,好像是你的领路人吧」 希 未,「嗯,那个大姐姐呢…」 希 未,「好像许的愿是,和喜欢的人相遇」 和 也,「…相遇? 就那样?」 希 未,「嗯…就那样…」 …为什么,就那样而已? 一般考虑的话,成为恋人啊,结婚啊,再许稍微实际一点的愿望不好吗… 希 未,「但是今天,大姐姐笑得很开心吧?」 希 未,「看到她这么开心,我也很高兴」 窗外,悬着一轮圆月。月光洒在希未身上,希未略带寂寞地说着话。 …直到现在,我还是难以决定我的愿望。 但是,如果决定了愿望,也意味着现在这些时光的结束… 那时,如果要再次像现在一样度过。 那种可能性为六十亿分之一,低到接近为零的事,绝对不可能发生吧… 和 也,「呐,愿望啊…」 希 未,「啊、嗯」 和 也,「…一直在一起…」 希 未,「诶…」 和 也,「…怎么样?」 希 未,「…………」 和 也,「开玩笑的啦,开玩笑…」 希 未,「啊……呜」 这个愿望,一定很微妙吧。 之前已经听说过了,不可行的愿望会被忽略 现在的情况是,虽然还处于试用阶段,但这个愿望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然后,如果我许这个愿的话… 如果实现,不就破坏了希未今后所有的可能性吗… 希未的领路人大姐姐,许了只是“希望相遇”的愿望。 现在,我好像稍稍明白了她的用心。 结果,一直烦恼着,也没有得出答案。 一开始,考虑过要不要治好那个习惯。也考虑过让家庭和优子幸福生活之类的。 但是,就算是我,也会想要个恋人之类的。想要一个爱我的人。 大姐姐,「…只要相遇就好了…」 大姐姐,「在这以上,就靠自己了」 那种成熟的思考方式。我十分地憧憬。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许愿获得这种头脑。 但是,我的话应该是不可行的。所以… 大姐姐,「啊,而且啊…」 大姐姐,「机会,也有可能不是机会」 希 未,「…诶……」 …机会? 大姐姐,「嗯,想要依靠机会是不对的」 …想要依靠机会是不对的… …这句话回响在脑中。 大姐姐,「…我的人生,是我的东西。这样可以依靠的机会,也不会再有第二次…」 大姐姐,「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有着自己的自尊的…」 难道,我就没有自尊吗… 不知为何有点想哭。觉得自己很凄惨。那个无依无靠,可怜的我,连自己都为之悲哀。 机会、人生、依靠、自尊…大姐姐说的东西,我也考虑过。 所以,听着大姐姐的话,我只能一直点着头并保持沉默… 并不是说,我有强烈的意志或是自尊… 只是,我…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想要一个喜欢我的人… 大姐姐,「啊,不用思考得这么深入,就像施个魔法而已」 希 未,「…魔法?」 大姐姐,「嗯,反正这个愿望,你自己也会忘记,永远不会再想起来呢」 这是,对我…或是对她自己的鼓励呢。 还是说,这是大姐姐唯一能留下自己想法的机会呢… 大姐姐,「啊,对了,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希 未,「啊…好的?」 大姐姐,「如果,在街上看到我…」 大姐姐,「如果和男朋友在一起的话,上去和我们开个玩笑吧?」 希 未,「啊…好的? 知道了…」 大姐姐,「但是啊…如果只看到我一个人的话…」 大姐姐,「…要鼓励我哦…」 大姐姐边说,边微笑着…随后,寂寞地转过了脸。 大姐姐,「那么,加油喽…」 …一直以为作为大人的大姐姐是强大的。 我也一直要想学习大姐姐,学习她的头脑。但是现在却无法行动了。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轮到我呢? 但是,就算是以后,对于我来说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星期一。回家的路上。 看起来就快要下雨的天空下,我们向家走去。 希 未,「今天看来也要下雨呢…」 和 也,「这样啊,那快点吧」 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考虑到离家还有的距离,要在下雨前赶回去怕是很困难了。 啵、 和 也,「…嗯?」 希 未,「哇,下雨啦」 和 也,「喂,再走快点吧」 希 未,「好、好的」 哗——— 雨刚刚开始下,就变成了一场倾盆大雨。雪白的天空,此时也是乌云密布。 …看这样子,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希 未,「呜呜,好冷啦~」 和 也,「快,去那里避一下雨」 (踩水声) 两人越过水洼。 目标是,前面的这棵大树。我们先在这避避雨。 和 也,「呼,怎么样,有没有弄湿?」 希 未,「啊,没有,还好」 两个人只是头发稍微湿了点,在树梢下避着雨。 多少还是会淋到一些于,但总比直接在雨里跑好多了。 希 未,「呼~,但是,这雨暂时是停不了了呢」 和 也,「啊啊,有点坑爹啊…」 如果我一个人尽全力跑的话,跑回家也不会湿多少。 但是,和希未一起的话就不行。 可这家伙的话,万一在湿滑的路面是上滑倒… 希 未,「啊,这个方向」 和 也,「啊,喂,等一等…」 我还没说完,希未就朝着一棵更大的树跑过去了。 …真是的。又不吸取教训。 和 也,「喂,又要被拉了哦…」 和 也,「诶…」 希 未,「啊咧…」 希 未,「那个,这个距离,是不是已经超过2米了…」 和 也,「啊啊…恐怕是的」 跑出去的希未,在半路上停下了。 但是,并不是像以前一样被拉住的…而是以自己的意志控制而站住的。 这次已经离了2米以上了… 和 也,「希未…册子呢」 希 未,「啊、好、好的」 希未打开册子,读了起来。 希 未,「第四,关于试用机会…」 希 未,「在真正的愿望没有被受理的情况下,大约一周后就会失效。」 和 也,「…大约1周吗」 现在的情况,不是受理不受理,而是,我还没有决定自己的愿望。 确实,第一次和希未相遇是星期一的事。到今天正好过去1周。 应该是试用机会失效了… 恐怕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这样考虑比较稳妥。 希 未,「呐,不快点的话,就没有时间了…」 和 也,「…啊啊,我知道」 这下再不许个什么愿的话,就会失去这次珍贵的机会了。 但是,如果现在我许了愿,而且实现的话… 也就意味着,就在这里和希未彻底分别。 那个瞬间,我就会成为下一个领路人,就在这大雨中,希未会彻底忘记我…然后一个人走上回家的路。 然后,1周后,我也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吧。我们俩都明白,但是谁都,说不出口… 和 也,「那、那个、就没法不忘记吗?」 希 未,「嗯…册子上写了绝对不可能了」 和 也,「那么…再次认识之类的事呢?」 希 未,「那个……」 和 也,「那个,怎么样?」 希 未,「…册子上并没有写…」 和 也,「那、那样的话,再一次认识不就好了」 希 未,「………………」 希 未,「……不可能的啦…」 和 也,「为啥? 在同一个学校,想要认识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希 未,「呜呜,就算能遇到的话…」 希 未,「我已经…又是那副样子了」 和 也,「………………」 和 也,「怎、怎么会呢,就我这几天看到的你…」 和 也,「啊,确实有点奇葩,但还是很正常的啦,完全没问题的啦」 希 未,「………………」 希 未,「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 和 也,「怎么可能不了解啊」 确实,希未是个害羞先生,一点都不可靠,还有怪习惯… 但是说真的,喜欢热闹,有趣的睡相,也憧憬着恋爱…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希 未,「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希 未,「其实,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希 未,「现在了解了,又如何呢?」 和 也,「诶…」 希 未,「反正,都会忘记的,那现在又算什么呢?」 希 未,「而且就算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只是因为无法相互离开才造成的…」 雨依然不停地下着。冰冷的雨。 确实,希未说的是对的。 就算能再次和希未相遇,我和她的连接已经切断,绝对不会再次连接起来。 …对视记录只有3秒的希未。恐怕,这件事也没有第二次机会去知道了。 那是的我,只是个,过路人而已…看到希未,也只会,觉得她是个奇怪的家伙而已… 和 也,「那、那么啊,你啊,没有什么想干的事吗」 希 未,「…想干的事?」 和 也,「或者,想去哪里也行啊」 希 未,「………………」 无论我的愿望会不会被受理,今天一切都会结束。 所以,一定要为希未做些什么。绝对不能什么都不做。 希 未,「…应该…能看见彩虹吧…」 和 也,「…彩虹…?」 希 未,「嗯…屋顶上…」 (雨声) 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希望到屋顶的时候能停吧。 对视只有3秒的记录,甚至没法并排走路,只会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后面的希未。 和那样的希未…第一次,牵起手来。 和 也,「呐,你啊…冷不冷?」 希 未,「有一点点…」 和 也,「这样啊,我可是冷得发抖哦」 希 未,「…嗯」 再也不是那个我一个动作,就会被拉过去的希未了。 现在,我们之间的隐形绳索已经断了…所以,才会想要用手再次连接在一起。 希 未,「现在的我们…」 希 未,「…好像恋人的感觉呀?」 和 也,「啊啊,大概吧…这样的场景」 希 未,「对不起…」 和 也,「咋了,突然道歉」 希 未,「那个、这个、怎么说呢…」 优 子,「啊,希未,快看」 希 未,「啊,好大的彩虹…」 高高的学校屋顶上。雨后晴空,一道巨大的彩虹跨越了整个天际。 希 未,「好漂亮…」 优 子,「但是啊,希未…」 优 子,「如果和男朋友两个人看的话…一定会更浪漫哦?」 希 未,「啊、嗯、是吧…」 希 未,「啊、那、那个…」 男 生,「…怎么了?」 希 未,「那、那个、所、所以说…」 男 生,「…椎名同学?」 希 未,「呜呜…呜、咕…」 男 生,「啊…不、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 优 子,「等、等一下啊」 男 生,「但是,椎名同学哭了…看上去很困扰的样子」 优 子,「那、那个、并不是讨厌你啦…」 优 子,「那个、希未、你也别哭了啊、呐」 希 未,「…呜…呜、咕……」 优 子,「那、那个、总之这是误会」 男子生徒,「…总之,今天先告辞了」 优 子,「啊、喂、等一下啊」 浅粉色的樱花树,再次变成绿色… 断断续续下了很长时间的雨,也快要放晴了吧。 优 子,「希未~」 希 未,「啊,优子…」 优 子,「对不起哦,昨天先回去了」 希 未,「嗯,不用在意啦」 和平常一样,关系和我很好的优子。今天也要进行对视的训练。 希 未,「啊,对了…」 希 未,「那个呢,雨快要停了,说不定今天能看见彩虹呢」 优 子,「啊…嗯,是呢…」 我像平常一样和优子说着话,但优子却不知为何显得很寂寞。 希 未,「…怎么了吗?」 优 子,「…希未的话,我不希望向你隐瞒这件事…」 优 子,「实际上呢…我不久前开始和男生交往了」 希 未,「那个,就是说有了男朋友?」 优 子,「嗯、嗯,就是那样…」 希 未,「………………」 优 子,「所以啊,那个…到现在为止一直一起上学放学的,那个…」 优子十分抱歉的说道。本来应该笑着说出来的。 我也知道,优子只是在因为我而多余地抱歉而已… 所以我,也应该去为她高兴吧。 希 未,「嗯,嗯嗯,恭喜,太好了呢,优子」 优 子,「啊、嗯…抱歉」 希 未,「没关系的啦,我不在意的」 男朋友,「喂,优子~」 优 子,「啊,嗯,马上来—」 优 子,「那么,我走了哦…那个…」 优子说着,优子把一个东西给了我。 希 未,「…手表?」 优 子,「…你不加油可是不行的哦? 那么我走了」 希 未,「啊…」 优 子,(要好好地设定闹钟哦~) 说完这句话,优子朝她的男朋友跑过去了。 手中,是以前训练时用的优子的手表。 希 未,「…优子…」 …并不是有恶意,也并不是讨厌我。那样的事,我也知道。 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可怜而已。 和谁都无法对话…优子感到抱歉也是必然的吧。 啪嗒、 一个人来到屋顶。这里是我以前最喜欢来的地方。 雨后的天空下,再次映照出了那道巨大的彩虹。今天却只有我一个人在仰望着。 哔哔哔哔… 我凝视着彩虹,直到1分钟的闹钟响起。 最高纪录还只有20秒,对男生只有3秒… 但是,看着彩虹,多长时间都可以。 “伤口”越是深,治愈起来就越花时间。 那么,心灵受伤的的话…又要花多少时间治愈呢? 如果…要花费到现在为止一样那么多的时间的话,那个时候,我又会怎么样呢? 在那之前,我就一直只能哭泣么… 希 未,「啊,快看…」 和 也,「啊,真的呢…真的有彩虹呢」 希 未,「真漂亮呢…」 终于停止的雨。不知为何,即使已经到了傍晚,依旧出现了一道鲜艳的彩虹。 希 未,「…你知道吗?」 希 未,「雨后…就会有彩虹出现呢」 和 也,「啊啊,知道了…以前你告诉过我了吧」 希 未,「太好了…虽然只是一个,但愿望实现了呢」 不禁又看着希未那寂寞的身影。 希 未,「啊…」 和 也,「……………」 希 未,「那、那个、这个…」 希 未,「……………」 和 也,「呐,希未…愿望啊…」 希 未,「啊…嗯」 和 也,「要我…帮你改掉那个习惯吗…」 希 未,「诶…」 和 也,「然后,变得自信起来吧」 希 未,「不、不行的哦…」 希 未,「这可是难得地机会,要好好地考虑自己的事情」 和 也,「不,我不介意」 一直害羞地挡着,现在还如此寂寞的脸… 真的,应该更加开朗地笑才对。经历过了这么多,我是知道的。 …要是那个3秒的记录,能够提到1分钟的话… 一定能够被人喜欢,也能普通地并排散步,还有,希未那么憧憬的,男朋友和恋爱也会… 希 未,「那、那么…我拒绝」 和 也,「为什么? 你也希望改掉的吧」 希 未,「虽、虽然是这样、但、但是…」 希 未,「呜呜、呜、咕」 希 未,「就、就算是我」 希 未,「也、也不是、想一个人看彩虹的啊」 和 也,「…希未? 怎么了?」 希 未,「就、就算是那样的我、自、自己的力量…」 希 未,「呜、自尊、咕」 希 未,「呜哇—」 第一次看见,希未哭了。 一直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直移开视线的希未,第一次,正面地看着我。 再次被雨所打湿的,衣服和头发。所能触摸到的,不知为何只是一片冰冷… 是否跳过H场景(并未汉化)? 跳过 不跳过 すっかりと日が落ちた頃…再び、家へと帰ってきた俺達。 まだお互いに湿った服のまま、少し寒く感じる部屋の中。 もう一度、俺は彼女を抱きしめた… 小さく震えている体。わずかに潤んだ瞳 胸の奥からのぞみへの思いがこみ上げてくるのを抑えきれない… だから俺は……のぞみの顔を両手で軽く挟むと…… のぞみ,「ん……」 静かに唇を重ねていく。 唇が触れた瞬間、のぞみの体が一瞬だけ硬直するが、すぐに俺にその身をゆだねてくれた。 そして、のぞみの体を抱きしめながら、静かに耳元で囁く。 和 也,「……好きだ」 普段なら気恥ずかしくて、言えるわけもない言葉。 だが、今は素直に口にすることができた。 のぞみ,「わたしも……」 のぞみ,「好き…です…」 小さな声。 だが、その言葉は確かに俺の耳へと届いていた。 和 也,「そっか……」 嬉しくて…切なくて…のぞみへの想いが溢れ出して… それ以上の言葉が出てこなくて… だから、俺は……もう一度、のぞみへ口づけをする。 のぞみ,「ん……」 のぞみ,「はんっ…んん……はぁ……」 最初のキスよりさらに深く、強く唇を重ねていく。 ぴちゅ……ぴちゅ…… 俺とのぞみ、互いの舌を絡め合う音が部屋に流れる。 ぴちゅ……ぴちゅ…… 俺たちの口元から漏れ聞こえる音を、夜の静寂が際だたせていた。 やがて… のぞみ,「ん……」 俺とのぞみの唇が離れる。 そして、俺とのぞみの唇を繋ぐ透明な糸がゆっくりと伸びていき、やがてフツリと切れた。 和 也,「あの…だな……」 のぞみ,「…うん」 和 也,「…どうだった?」 って、俺はなにを言ってるんだよ。 こういう時は、もっと気のきいた言葉があるんじゃないか。 のぞみ,「嬉しいです…」 のぞみ,「すごく…すごく嬉しいです…」 和 也,「…そうか」 のぞみ,「…はい」 とん… 俺の胸元に顔を押しつけてくるのぞみ。 そして俺は、のぞみの肩が小さく震えているのに気づいた。 のぞみ,「一緒なんですね…」 そして、俺に体をあずけてくるのぞみ。 ぎゅ その小さな体を抱きしめながら、ゆっくりと頭を撫でる。 のぞみ,「………」 もっと、のぞみのことを知りたい… そんな想いが言葉を変えて、俺の口からこぼれ落ちていく。 和 也,「どうする?」 のぞみ,「…え?」 和 也,「…その……もっと続けるか?」 のぞみ,「それって…」 何かに気づいたかのように、驚いた表情で俺のことを見上げるのぞみ。 そして、俺はのぞみにうなずき返す。 和 也,「……ああ」 のぞみ,「…はい」 のぞみ,「…続けて…ください…」 小さな、だがはっきりとした声で、のぞみが俺に答えてくれる。 のぞみ,「もっと知りたいんです…だから……続けて…ください…」 和 也,「俺ものぞみのことを知りたい……もっと、もっと知りたい…」 そして、俺は言葉を返しながら、のぞみの胸をゆっくりとまさぐり始める。 のぞみ,「んっ…んんっ」 手のひらに感じる、薄い、だが確かな胸の優しい感触。 俺はその膨らみを、ゆっくりと揉みしだいていく。 プツリ 服の前がはだけ、俺の目にのぞみのブラがさらされる。 のぞみ,「あっ……」 和 也,「イヤか?」 のぞみ,「いえ……でもこれ以上は……」 言いながら視線を部屋の一隅に向ける。 そこにはベッドがあった。 和 也,「そうだな…」 俺はのぞみに頷き返すと、そっと彼女をベッドに横たわらせた。 とさっ のぞみ,「あ……」 夜の部屋の中にほのかに浮かび上がるのぞみの体。 恥じらいのためか、いつもより肌の赤みが増しているような気がする。 和 也,「それじゃはじめよう…一緒に……」 のぞみ,「…はい」 小さく頷き返すのぞみ。 そして俺はのぞみのささやかな膨らみへ手を這わしていく。 ふにふに…… のぞみ,「あ…んん……」 ヒクリと体を動かし、俺の愛撫への反応をかえす。 ブラの上からでものぞみの鼓動が、早まっているのがわかるほどだった。 和 也,「こんな感じでいいのかな…」 のぞみ,「わ、わからないですけど…たぶん…それでいいと思います…」 のぞみ,「だって…」 和 也,「…え?」 のぞみ,「だって……気持ちいいから…」 和 也,「……そ、そうかそ、そ、それはよかった……うん」 のぞみ,「本当ですから……」 和 也,「ま、まぁ、それならよかった。こういうのって慣れてないからさ」 フォローするつもりだったの、なんで、言い訳くさくなっちまうんだよ… ていうか、よく考えるとフォローにもなってないよな… のぞみ,「…慣れてないんですか?」 和 也,「ま、まぁな」 和 也,「って、聞き返すなよ、んなこと…」 のぞみ,「…よかったです」 和 也,「……え」 のぞみ,「慣れてたら…ちょっと…いやだったかもしれません…」 和 也,「のぞみ…」 その言葉に含まれた想いを抱きしめるように、のぞみの体を両手で包む。 小さな、そして愛おしいのぞみの体を… 胸も、股も、背中も、うなじものぞみの体すべてを感じ取りたい… ちゅ、ちゅ、ちゅ… ついばむようなキスを繰り返しながら、体のそこかしこに刺激を与えていく。 のぞみ,「んんっ…あっ……ああっ…」 刺激に堪えきれないのか口から小さな吐息を漏らすのぞみ。 その度にのぞみの体を、小さな震えが走り抜けていった。 そして、のぞみの体を抱きしめるようにしながら、ブラへと手を伸ばす。 そのまま上へずらすと、小ぶりな乳房が外気に晒された。 のぞみ,「あ……」 羞恥に顔を赤くしながら、呟くような声をのぞみが漏らす。 のぞみ,「あまり見ないで…ください…その……小さいし…」 和 也,「でも、すごくきれいだ」 のぞみ,「そんなこと…ないです…」 和 也,「俺の言うことが信じられないか?」 のぞみ,「そ、それは…」 和 也,「だったら、信じろ。のぞみはきれいだ」 のぞみ,「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笑うような、あるいは泣いているようなのぞみの声。 その声に背中を押されるように、のぞみの胸へと手をのばす。 手のひら全体で撫でるようにしながら、乳房の上で円を描く。 うっすらと汗が浮かんだ乳房の中心から、乳首が硬く勃ちあがってくる感触があった。 のぞみ,「あ、ううっ…あっ、はぁっ……」 指の間に乳首を挟みながら、ゆっくりと揉みしだいていく。 のぞみ,「あっ あぅっ うくぅっ…」 ときおり2本の指で乳首を軽くこすってやると、その度にのぞみの体に痙攣めいた震えが走っていく。 そして、俺はもう片方の乳房に顔を近づけ、そっとその膨らみに口づけをした。 のぞみ,「んっ、んくぅっ、はうっ」 のぞみの太股をなぞりながら、薄い布で隠された場所へ手を這わす。 じゅくっ のぞみ,「あっ、んんっ、そこはぁ…」 すでにその箇所は充分に潤っていたらしい。 軽く手をあてがうだけで、その布地から湿った液体が滲みだしてきた。 和 也,「なにかまずかったかな…」 のぞみ,「恥ずかしくて……」 和 也,「だったら…」 ちゅ のぞみの唇を塞ぎながら囁きかける。 和 也,「だったら、俺の顔だけ見てろ。こうすれば恥ずかしくないだろ」 のぞみ,「んんっ…もっと…恥ずかしくなっちゃいます…」 和 也,「それは……」 のぞみ,「でも……んん……このままでいいです」 のぞみ,「もっと…ちゅ……あなたの顔を見ていたいです…」 和 也,「じゃ、このままで……」 のぞみ,「はい……んちゅ…」 のぞみと口づけを交わしながら、布地に触れてた指先を、その下へと潜らせていく。 ぴちゅ… ねっとりとした暖かい感触。 指先で肉襞をかき分けると、その奥から熱い蜜液がトロリとこぼれ落ちてくる。 ぴちゅ…ぴちゅ… 溢れた蜜液でぬめりを増した指先を使って、亀裂の上をなぞっていく。 のぞみ,「んっ…んはぁっ……」 くちゅ、くちゅ、くちゅ…… ときおり亀裂の先端にある小さな肉の芽を、指の腹でこする。 のぞみ,「はぅっ、うぁっ、ああっ」 その度にのぞみは体を震わせながら、押し寄せる快楽に必死で耐えていた。 じゅ、じゅぶ、じゅちゅ… そして、のぞみの秘所が充分に潤ったのを確認してから、ゆっくりと指を侵入させる。 のぞみ,「あぁっ……ふぁっ…あああっ」 これまでより一段と大きくなるのぞみの声。 のぞみ,「あっ。\何か……あうっ…私の中にっ……んぁっ」 じゅぶ……じゅ……じゅぶ……じゅ…… そのままゆっくりと、指を抜き差ししていく。 すると秘所からこぼれた蜜液が手首をつたい、 シーツに丸い染みを作り出していった。 じゅ、じゅく… のぞみ,「あくっ…ひあっ……ふぁぁっ」 軽く手首をひねり肉洞の中にある指を回転させる。 その度にのぞみの肉壁がひくひくと俺の指を締め付けてくるのがわかった。 ぬちゅ、ずちゅ、ぬちゅ、ずちゅ… そのまま、秘所への愛撫を重ねていく。 のぞみ,「はぁっ……はぁっ……はぁっ」 ふと気づけばのぞみの秘所はじっとりと濡れそぼり、幾筋もの淫液が太股をつたい落ちている。 のぞみと一つになりたい… その想いが胸の中を満たしていく。 和 也,「のぞみ…いいか?」 和 也,「…ん」 俺の言葉の意味を察したのだろう。 コックリとのぞみが小さく頷き返してきた。 のぞみ,「でも、その前に…」 和 也,「ん?」 のぞみ,「キスをして…くれませんか…」 のぞみ,「すごく怖くて…すごくドキドキしてるけど… キスしてくれれば…きっと大丈夫…だと思います…」 のぞみ,「だから…」 和 也,「ああ…」 和 也,「ん……」 のぞみ,「ん……んちゅ……」 長いような、あるいは短いようなキスをのぞみと交わす。 そして、俺とのぞみはすべてを取り去ると、2人でベッドに横たわる。 夜の中に浮かび上がる、生まれたままの姿ののぞみ。 ほのかに紅潮した頬、かすかに上下する小ぶりな胸… その姿が俺の目に灼きつけられる。 のぞみって…こんなに可愛かったのか… そんな想いに囚われながら、俺はゆっくりと先端をのぞみの敏感な部分へとあてがう。 じゅ…じゅちゅ…くちゅ…… 肉柱を亀裂に沿って上下させ、のぞみの秘所から溢れた蜜液をまぶしていく。 のぞみ,「あっ…ああっ……んっ……」 すでに敏感な状態になっていた秘所の上をこするたびに、吐息を漏らすのぞみ。 声を上げるたびにのぞみの秘所から、更に蜜液が流れ出してくるのがわかった。 のぞみ,「んっ、あふっ、んんっ……」 ぴちゅ、ぴちゅ、ぴちゅ…… 部屋の中に更に潤いを増した音が聞こえ始める。 俺とのぞみの敏感な部分は、互いの漏らした淫液でぐちょぐちょになっていた。 和 也,「行くぞ…」 のぞみ,「はい…」 互いの想いを言葉にしてかけあう。 そして、腰にゆっくりと体重をかけると、のぞみの中に俺のモノを沈めていった。 のぞみ,「んっ……あっ、あああああっっ」 シーツをギュッと掴み、体を震わせながら俺の侵入を堪えるのぞみ。 だが、ある程度沈めたところで、俺の先端が侵入を拒む壁に突き当たるのを感じる。 それは、のぞみの純潔の証だった。 和 也,「…大丈夫か」 のぞみ,「くっ……ううっ…大丈夫……んくっ…ですから…」 目の端に涙を浮かべながら、俺に声をかけるのぞみ。 だから俺は、 和 也,「…わかった」 のぞみにうなずき返すと、腰により一層の体重をかけていく。 みちっ…… 先端が何かを突破するような感触。 みちみちみちっっ のぞみ,「あっんんっああああっっ――」 気づくと俺のモノはのぞみの中にその全てを埋没させていた。 和 也,「のぞみ……」 のぞみ,「んっ、平気ですから…一緒になれたんですから……」 のぞみ,「だから、わたし…平気です…」 和 也,「そうか…」 のぞみ,「…でも…動くなら…少しだけゆっくりが…いいです…」 和 也,「…わかった」 のぞみへ言葉を返しながら、俺は律動を始める。 ゆっくり、ゆっくり… のぞみの言葉をなぞるようにしながら。 じゅ……じゅく……じゅ……じゅく…… のぞみ,「あ、ああ……好きです…んんっ…大好きですっ……」 俺の体を抱きしめながら、吐息混じりに言葉を漏らすのぞみ。 和 也,「俺も好きだ、大好きだからっ」 のぞみ,「く……んくっ…好きですっ……んあ……好きっ」 同じ言葉を繰り返しながら、律動を続けていく。 じゅっ じゅくっ じゅっ じゅくっ のぞみ,「んあっ……はっ…はぁっ……うくっ……」 やがて、いつしかのぞみの声から苦痛の色が薄れ、快感を帯びたものへと変わっていく。 そしてその表情も苦痛から快楽へと移りつつあるのを思わせるものになっていた。 のぞみ,「あっ……あうっ……いいっ…気持ちいいよぉっ……」 のぞみの口から漏れ出る快楽の声を聞きながら、彼女の奥深いところに向かって腰を打ち付けていく。 じゅっ じゅぶっ ぐじゅっ じゅくっ のぞみ,「んっ……んふっ……お、奥までっ」 のぞみ,「はんっ……きっ、来てるよぉっ」 突き入れるたびにのぞみの肉壁が俺のモノを強く弱く絶妙なリズムを持って締め付けてくる。 その締め付けのたびに、腰をとろかすような快楽の波が押し寄せてきた。 のぞみ,「んあっ……はっ…はぁっ……うくっ……」 じゅっ じゅくっ じゅぶっ じゅぶぶっ その快楽を振り払おうと、のぞみへの抽送を強めていく。 だがそれは、より強い快楽を生み出す連鎖に繋がっていく。 のぞみ,「んっ…だ、だめっ……すぐっ……もうすぐっ…」 不意にのぞみが体を震わせ、ひときわ大きな声を上げて仰け反る。 のぞみ,「ああっ だめっ ふあっ はぁぁっっ」 ギュッ ギュギュギュッッ~~~ 叫びと同時に、のぞみの秘肉が俺のモノを、これまでにない強さで締め付けてくる。 それと同時に俺の腰の奥から、はじけ飛ぶような衝動が生まれる。 のぞみ,「んんっ……ああっ、いくっ、いっちゃうっ」 和 也,「お、俺も、すぐっ もうすぐっ!」 和 也,「の、のぞみぃぃぃっ」 のぞみ,「はぁっ あうっ あはっっ ふぁぁぁぁぁっっ」 俺とのぞみ、限界まで高まった2人の叫び。 その声が重なるのを聞きながら、のぞみの中に俺はその全てを放出していった…… 夜空中,悬着一轮圆月夜。屋中的二人,望着窗外的那轮月亮。 马上,愿望的受理期限就要到了。 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大概就是今晚了。 和 也,「呐,希未…」 和 也,「一直在一起这个愿望…不可以吗?」 希 未,「那个…不知道…」 和 也,「册子上没有写吗?」 希 未,「…嗯」 …恐怕是不可以的吧。 明确的是,如果被判断「不可行」的话,会被直接忽略。 但要是,这个愿望实现的的话… 却又意味着,会否定希未以后所有的可能性。 希 未,「那、那、那个…」 和 也,「嗯? 怎么了…」 不知道在想什么,希未突然取下了自己的手表。 然后,静静地递给了我。 希 未,「那个,希望你收下这个…」 和 也,「…太羞耻了,不要」 希 未,「什么嘛,亏我要送你的」 就算你这么坚持,我戴着这种小孩子气的东西不会很奇怪吗。 希 未,「呜~~……」 和 也,「啊—,知道了知道了,给我吧」 我结果那个孩子气的手表。 虽然我以前连怎么按停闹钟都不会…但是,这毕竟是希未很珍惜的手表。 和 也,「谢谢,我会好好保管的…大概吧」 希 未,「…嗯」 月光照进了黑暗的房间。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 为了赶上期限,许愿的仪式,再一次开始。 至今为止,希未作为领路人,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 但是,一切都会结束,我会忘记她,忘记我和她度过的这一周… 就在春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接触的机会了。 和 也,「呐,这个手表啊…」 和 也,「莫非,是再次相遇的契机吗?」 希 未,「唔…只是,施个魔法而已」 和 也,「…魔法?」 希 未,「嗯…魔法…」 希未忍着泪水,露出了平常的微笑。 …全世界人都会被轮到的,一生一次的机会… 我不知为它考虑了多少,又苦恼了多少次… 最后,我选择的愿望是… 不是一直在一起,也不是和希未再次相遇,更不是让希未改掉那个习惯… …希望希未…与能够给予她幸福的人相遇吧… 只是,那样而已。 和 也,「那么,要保重喽…」 希 未,「…保重…」 一定,会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存在吧…能够,给予希未幸福的人。 能够让她的记录超过3秒,超过1分钟的,某人… 那种事情,我是办不到的。 我的话,忘记这一切以后,也无法打破这3秒的壁障。…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个,怎么样? 大概明白了吧?」 「对不起啊,能不能再说一遍?」 和 也,「所—以—说,首先是关于这个试用机会…」 第二天。已经放晴的天空下,我再向一个大叔说明着。 大 叔,「什么鬼,你现在是,那个什么领路人?」 和 也,「那个,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啊」 大叔记忆力真不好啊…但是,不管怎么说,为了让他理解我还是继续说明着。 和 也,「额、嗯? 那不是…」 大 叔,「喂、喂、你、去哪里啊」 和 也,「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回来」 午后,街角。刚才如果没看错的话,就是这个家伙。 不加思索,我就抛下了要引导的对象,朝着那个身影跑去。 和 也,「希未……」 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脸,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走着… 虽然昨天还见到,但却宛如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身影,如此让人怀念。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我能做的事了,但我还是追逐着那个身影,注视着那个身影。 希 未,「啊,痛」 不久,就像以前一样又摔倒了。而且,还是平地摔。 希 未,「呼,吓死我啦,呼呀」 嗯? 没事吧? 膝盖有没有擦伤?还有,掉的东西快捡起来,要弄脏了哦。 嗒嗒嗒、 额,喂,没注意到吗,掉东西了啊,那不是钱包吗? 真是的~,完全没发现,急急忙忙地走掉了… 和 也,「呼,真是没办法呢」 我捡起那个小包,开始追赶已经不见了的希未。 嗒嗒嗒嗒嗒嗒、 和 也,「哈、哈…累死我了」 然后,在路上,一边思考着希未会通过的地点,一边担心着会和她错过。 希 未,「今天天气真好呢~」 好的好的,希未说着平和的话,出现在了我预想中的地点。 嗒嗒嗒、 和 也,(那么去吸引她的注意吧,不不,直接找她就行了) 嗒嗒、咚、嗒嗒… 也是,吸引注意的话,吸引注意的一方一般是很奇怪的吧。 和 也,「那么,该怎么做呢…」 本来应该直接交给她就行了。就算是领路人的状态也应该是可以的吧。 但是…我做不出来。 希未已经忘记关于我的事情了。而且这个状态下,连句回应都不会得到。 恐怕只会说「嗯」和「哦」吧,连个害羞的笑都不会给。 这么简单地想象了一下,才发现现在和希未见面是多么地困难和恐怖… 和 也,「好的,那么最后的办法…」 我偷偷地绕到了希未的身后。 然后,在不被注意到的情况下,把小包放在了希未也绝对会注意到的地方。 扑通、 希 未,「…嗯?」 希 未,「额、哇哇、从头上掉下了来个钱包」 希 未,「呜呜、这是怎么回事?」 呼…真的是,会给人添麻烦呢… 哔哔哔哔哔…… 和 也,「…嗯?」 突然,口袋里响起了闹钟的铃声。 那个是,希未给我的手表吧。 和 也,「真是的,怎么回事,在这种时候响起来?这东西,要弄停它可是很麻烦啊…」 和 也,「话说,以前好像说过,在早上意外的时间是没法设定闹钟的啊」 …真是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说着这样的话,不经意间,我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 和 也,「…2点? 为什么是这个时间?」 应该正好是放学后吧,这个时刻并没有什么其他事情… 和 也,「2点…niji……虹?(翻译:2点和虹的日文发音都为niji)」 …莫非,是在说彩虹吗? 和 也,「………………」 和 也,「真、真是傻啊」 和 也,「什、什么、彩虹啊…」 和 也,「这就是,能再次相遇…的魔法吗…」 这、这种一下子就能明白的双关语。 和 也,「就为了这种东西…」 和 也,「…就给了我这种羞耻的东西吗…」 和 也,(……希未……) 一副可怜相,垂着肩膀孤零零地走着的希未。 虽然现在,还没法突破3秒的记录,但总有一天,连1分钟都会超过吧… 不…1分钟就够了。 只要那样,就算你还是喜欢挡着自己的脸,也会有谁注意到你的优点了吧… …所以,要变得幸福哦… (鸟鸣声) 「唔,睡得好爽」 「那么,赶紧准备去学校吧」 总之,先换上制服…额、嗯? 啊咧? 这毛毯是怎么回事?应该是放在橱柜里的呀。 而且,房间里也有点乱啊…难道有人进来过? 「………………」 嘛,算了。反正好像没被偷掉什么东西。 (水声) 「呼,爽啊」 偶尔,不用肥皂用用洗发水也不错啊。虽然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但是味道很香啊。 朋友 A,「早上好,和也」 「哟,早上好」 和平常一样,和熟识的人打着招呼。 HR前十分热闹的教室里。我向窗边自己的位置走去。 「额,谁啊,在我的位置旁边放了张椅子啊」 真是的,不知道是谁在恶作剧,总之先放回原来的地方吧。 老 师,「诶~,那么…」 老 师,「前几天的小测验试卷发给你们,叫到的人请上来拿」 呼,心情好差啊。这门课学得不好,也不太喜欢。 就抱着那样的心情,我被叫了上去拿试卷… 「哦哦,可以啊,居然有30分啊」 「喂快看啊,虽然说满分有50分,但我可是考了30分哦」 「多亏了你……啊? 额,啊咧咧?」 学生 A,「和也…你在说什么啊?」 「啊、不、没什么……」 「呼~,今天我还真是奇怪呢」 不知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对。 然后,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哔哔哔哔哔哔、 突然裤子的口袋响了起来。不,正确的说是口袋里的什么东西开始响了起来。 「…这啥啊?」 …手表? 而且还非常孩子气? 「啊,可恶,怎么停下来啊」 结果,不知道停止方法的我,又把表放回袋中,等着它自己停止。 …呼,今天还真是个奇怪的日子啊。 这个手表,到底是什么时候到我手里的呢。我可没有捡东西的兴趣啊… (放学钟声) 学生 B,「那么,明天见了」 「啊啊,再见喽」 再次互相打招呼以后,我离开了教室。 「今天这种坑爹的日子,还是赶快回去吧…」 这么想着,我赶紧下到了1楼。然后,在准备离开鞋柜的时候… 咚、 『咦呀』 「啊、抱、抱歉、没事吧」 「啊……」 「诶……」 「…………………」 被夕阳染红的1楼走廊里。偶然间,撞到了一个女孩子。 不知为什么,感觉总该说些什么…不知为什么,感觉必须要说些什么… 「那、那个………」 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那、那个…」 「诶……?」 「对、对不起」 「不、不用在意…」 「额、啊…」 女孩子用手里的本子挡着脸,就这样离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持续地下雨中。天气已经开始向下一个季节转变了。 (放学钟声) 放学后。因为是星期六,班上的各位都比平时更早地走了。 …我也回去吧。 「…要不要先去一下学校食堂呢」 反正回家也没事干,而且周六食堂也没什么人。 这么想着,我来到1楼。虽然还下着小雨,但估计快要放晴了。 「哦,好时机,正好可以不打伞回去了」 然后,雨云渐渐地消失了,阳光开始射了进来。 「确实…这时候应该去屋顶上吧…」 自言自语着,我朝着楼梯跑去。 然后…不知为什么,一口气开始向上。 2期一跨或者3级一跨,就算是转角的地方也丝毫没有减速。 「哈、哈、那、那家伙、一定、在那儿吧」 又是一个人在那,灰心丧气了吧。也有可能,是在寂寞地哭泣吧… 这样想着,不顾已经气喘吁吁地身体继续上前。 「哈、哈、好、好痛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我禁不住靠着墙歇了口气。 「哈、哈、呼、哈…嗯?」 …额,我到底在干什么? 在这种地方,气喘吁吁地…不自觉地,拼命地爬着楼梯… 「唔,还是快去学校食堂里去买点初吃的吧」 终于来到了比平时人还要少的学校食堂。 恐怕是因为今天是周六吧,平时很受欢迎的面包也还有得卖。 不就雨停了,外面天气晴朗起来。 「可是,今天的我还真是奇怪啊」 而且,并不只是今天。最近,感觉我自己一直很奇怪我。 然后,这样嘀咕着,我走上了回家的道路。 (鸽鸣声) 路过公园,里面今天也是鸽群在平和地歌唱着。也掺杂着几只麻雀。 水洼中,映照出了碧蓝的天空。 「真是好天气呢~」 这么想着,我在长椅上做了下来,把刚才在买的东西取出来开始吃了思。 「嗯,呜姆呜姆,果然咖喱面包很好吃啊」 然后,又吃完了第二个火腿面包,喝了一口牛奶,取出了最后一个… 「…炒面面包…吗…」 不知为什么,我把面包拿在手里嘟哝着。 「是啊…炒面面包啊…」 嗯。没错。就算再怎么看,这都只是个炒面面包。 涂着酱料,放着红姜的细条,在哪里都很普通的炒面面包。价格90日元… 那么我… 抛下只喝了一半的牛奶,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然后,一开始是走着,慢慢地变成小跑。 然后…开始全力地奔跑,再次向学校冲刺着。 「哈、哈、可恶、累死了啊」 连自己为什么在跑,都不是很明白。 刚才我气喘吁吁停止的地方,这次继续向上走着。 估计明天腿都要痛了吧。手里拿的炒面面包,也要烂掉了。 然后,登上楼梯的最后一阶,来到了尽头… 我,推开了那扇沉重的铁门。 (推门声) 突然打开的铁门,视线一时间一片纯白。 雨后的天空中,映出了那一道巨大的彩虹。 在这个高高的屋顶上,一个鲜明的身影出现了。 为什么,在这个谁都不在的屋顶上,有一个似乎见过的,却不认识的女孩子在… 碧蓝的晴空,与虹彩混合在了一起。只看见,一个人寂寞地站在那儿。 我,调整了一下凌乱的呼吸,向这个女孩子搭话道。 「啊,那个…」 她注意到了我,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谁都不在的屋顶上,隔着几摊亮晶晶的水洼,两个人对视着。 「那、那个…」 「………………」 虽然,她想说出些什么…但是,却像上次一样,又用本子挡住了脸。 「有、有彩虹呢…」 「…是呢」 「那、那个…」 然后,即使知道应该会被抗拒,但是,总感觉要说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吧对话继续下去… 简直和上次一模一样,说不出话来…又着急,又焦躁… 「那、那个…」 「诶、什、什么?」 「…………………」 「…不,没什么…」 「这、这样啊…」 互相说不出话来,二人隔着水洼沉默着。 难得地出现了彩虹,却怎么也没法吧对话进行下去… 无法忍受这种尴尬的局面,我转过身去。 「那、那么再见喽…」 然后,就在我马上要迈出步子的时候… 「诶…?」 「啊……」 「啊、啊咧? 我、我怎么了」 手里还拿着本子,女孩子在背后拉住了我的衬衫。 「那、那个……」 「不、不是的、这、这是、不知不觉就…那个…」 那张十分害羞的,又不知为何浮现出悲伤的脸,还有不知为何,抓着我的衬衫不放的手… 还有,和刚才一样… 再次,准备用本子挡住脸的时候… 「咦呀」 这个季节不该吹起的强风。被吹飞的本子,在碧空中飞舞着。 仿佛,要遮挡住彩虹的光芒一般,画着优美的弧线,向着更高远的天空中飞去。 哔哔哔哔哔… 啊,真是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然后,我的口袋里,又突然响起了手表闹钟的声音。 「话、话说、没事吧?」 「啊、是是是的」 「要帮忙吗? 帮你把本子捡过来?」 「不、不、所以说没事的」 在不该吹起来的风中,就这样飞走的本子。虽然,又用手挡住了脸… 但是,那可怜相,还是稍微露出来了一点…不知为何,却想要用尽全力把这张脸一直守护下来… 闹钟的声音,仍然没有停止。在这片挂着彩虹的天空下回响着。 在,这个不知为何很了解这个手表的女孩子,把它按停之前… 整整响了15分钟。 卖萌用的(。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