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众生相】模因:表情包背后的迷思

2022年1月25日 下午 8:15

26分钟54秒

关键词

网络 表情 现象 原型 现实世界 信仰价值观 基因 自由意志 信息时代 对等 集体自杀 文化 summit box 仇恨 ing help 游戏 Sue Ann little bit 玩家社区 Pola summit 教育 summer box 传统 数字时代

文字记录

让我来给你们看一个很奇怪的英语单词,这个词读作秘木。这也许是你见过最奇怪的一个英语单词了,由两个幂组成,不过它却只带着很多的东西,甚至有很多很深的内涵,让我们从秘木浅显一些的意思开始。首先, MIMO 的目前最常用到的一个翻译就是梗。如果把玩梗的梗这个概念翻译成英文,那就是 MIMO 但这 MIMO 在英语语境中并不只代表着一个梗,几乎所有的大家在网络上的有典故的笑谈、表情包、短语,在英语里都是密码。秘木并没有一种固定的形态。秘木可以是一张图片、一段文字、一个动作、一些口屁、一段视频、一首歌、一条微博、一段聊天记录。其实说实话说,中文类的梗其实也一样,这些有一定典故,大家会一次又一次地拿出来玩梗的东西,并没有一种固定的形态。如果你有仔细去研究这些网络上的梗文化,你会发现这些梗文化都非常有意思,他们具有谜一样的传播性和自我改良复制能力。
一个表情一开始可能只是某个触手随便画的一个小的人物表情,但只要在几个 QA 群里传播开来,在这个人都会两手 PS 的经典,就会迅速地衍生出无数的变体。大家都知道 LOL 在英语里是 love our load 里的意思,但也许你并不知道在英语圈现在更流行的是 ll 的变体 lul 或者 l1l 密目的形态和来源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有时候甚至火得莫名其妙,没有人知道这个梗是怎么来的、怎么火的。
然而在信息高速发展的今天,有很多梗在活起来以后就迅速地冷却和过气。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早些时候的皮皮虾,我们走这个密码,火得莫名其妙,过气也极快。而且这些梗有些来历非常奇怪,一些有意无意的行为都会成为被大家长期调侃的笑谈。游戏比赛中一个走位失误让著名主播 themit 塑造了一场 1v0 的残局。
我 want to try closes out against buggly buggy playing in a crash we know but province the clutch it。
And slide what calls out not number one sixth to eleven away.
Ok then no what happened. Oh no summit no。
而从此以后,每当 CSGO 的比赛中有人被燃烧弹烧死退时,弹幕上都会刷起代表 semit 的标志。 One g。
而且还有专门制作的表情。好, on the real though we want we wanted to get our name for ourselves in counter strike and is kind of sad that we gotta like this but。
Like I was like one of the spot for myself like oh that's summit box right there. It's summer box now when he died with Molotov by yourself. It's called Pola summit kind of like kind of like created a name for herself a little bit.
某公会会长一次忍无客人的发飙,让看我口型成为了全宇宙通用指挥口令,所有联盟级别的指挥。
听明白了吗?看我的口型,你们都去**。
一次弱智的冲锋,不仅让整个公会副本团灭,同时也让一个梗传递到了今天。
20。
很多时候当我去考究一些梗的来历的时候,总是会发现这些梗背后很好玩的故事。但凡梗都有来历,但是很多时候因为一个梗被传播的太久,你就极其难以溯源。看 YouTube 视频多的朋友都知道,有时候屏幕上会闪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奇怪的音效,这起源是来自 mlg 游戏联盟的一些梗。具体来历我也不知道了。你当然知道弹幕里刷 66 是因为来源是中文66,但是你也许并不知道弹幕 2333 的来源是猫扑论坛的第二三号表情,是一张垂地大笑的表情。大家开始在聊天中直接用数字 233 来指代这个表情,而发展到现在 2333 直接就被用来指代大笑。就像我说的梗发展久了就会很难溯源。而我上面说到的这些东西都是密码攻克,就用在动画 TV 版第一季中,你可以看到类似的现象。
stand along complex 没有实体的原型,创造了有实体的拷贝,盲目的轻信和模仿,造就了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有着一致意见的群体意识,而且这种意识还会不断传播。所以 stand along complex 本质上也是一种 miami 现象。而现实中的 MIMO 则不像 stand along complex 的解释那样不存在原型。
现实世界中的秘木必然存在原型,但是很多秘木的原型则在传播和变形中让原型极其难以考究,所以未来这些梗的原型不在传播中被慢慢淡忘。国内国外都有热心的秘密爱好者编写百科,让梗的来源不消失在转瞬即逝的信息长河中。比如国内的萌娘百科,国外的 no you MIME 从 standalone complex 我可以告诉你们 MIMO 这个东西的本质和它最初的实际指代的意义。注意了,这个视频将不再是一个风格轻松的梗科普视频,现在我要在知识深度上开始飙车。
MIMO 是文化这个概念的基本单位,由英国著名科学家理查德稻金斯在 1976 年提出。相对于基因的一个概念,指代一切人在生活中诞生了任何想法和信息语言、信仰价值观、行为方式等等,都可以被认为是密码。而这个语境下的密码中文则译为魔音。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果你拿这个问题去问家里老一辈的长辈的话,他们可能会告诉你,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传宗接代,而传宗接代是否就意味着繁殖,留下自己的子嗣。游戏合金装备 2 中以密姆为游戏最核心的讨论主题,在游戏的通关 CG 中表达了这么一个概念,任何生物都希望能把它们的基因传承下去。简而言之就是生个小宝宝。但是基因并不是我们唯一会传承下去的东西。核心装备 2 认为除了基因以外,人还会将自己的文化和理念想法传递下去,也是又是将密幕魔音传递下去。
合金装备 1 的主题是七音,而合金装备 2 的主题是魔音,这恰好就是组成人的两个因素,基因决定你的物质,接触你的肉体、你的先天条件,而你受到的教育、你接受的文化和思想成长的环境和经历,则在精神和灵魂上塑造了你这个人。而传宗接代除了意味着你把你的基因传承下去之外,也意味着将你的魔音也传承下去。
核心装备中 big boss 的三个克隆体 solid liquid solid as 并没有生育能力,失去了传承自己基因的能力。所以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将他们的魔音传承下去。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历史上有很多的文学家、艺术家一生都不曾留下子嗣,因为他们已经将他们的魔音传承了下水,而他们对于传承的欲望得到了满足。艺术家可以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根植自己的想法,包括自己的审美价值观、政治理念等等。如果你欣赏并接受他们的理念,那么他的魔音就被你传承了下去。而如果你因为欣赏将他的作品安利给了其他人,那么你又将他的魔音传递了出去。这其实就和网络上的秘密一样。你知道一个梗,然后你和别人玩梗,然后别人也被传染了,然后别人又把这个梗到别人那玩,然后这个梗就会越来越大传播出去。
魔音作为一种复制因子,具有传播性,这是我们都已经知道的了,但是同时它也具有变异性选择性。魔音在传递的时候可能会被有意或者无意地变化,可能是因为无意的误读,也有可能是有意的篡改。简单点说就是会被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以讹传讹。这既是密幕的变异性,有些密幕更容易被传播,而有些密幕则因为种种原因难以得到传递。人们对于容易记忆、印象深刻、易于复制的命目显然会更愿意去传播。而男难以理解、难以解释的秘木则很难有这种机会,这就是秘木的选择性。
说了这么多,我做这个视频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视频的密谋是什么?我想表达什么。嗯怎么说呢,我只是想提醒各位,有些魔音很危险,你的思想可以以很低的成本被入侵,你自己认为的自由意志可能只是其他人的魔音,你比你想的更容易盲从。我的一位好友科技区的 up 主 426 在他的视频前有一个片头写着学会思考,停止盲从。然而实际上在我看来,很多人并没有合格的做到这八个字。我们来举个例子,大秦话可以说是缺神最成功的秘木了,魔性好借的口碑让大秦话迅速地在看直播的猛男之间传播。然而也在非猛男之间传播。我有一个经常一起打游戏的好朋友,叫做瓶子君15,二是动画区的一个奥服主。有几天我和他打游戏的时候一直在说大秦话**,他和大多数人一样被这句话戳中了迷之笑脸,乐得不行。然后几天以后,他发了一条微博,大致说**,我怕也不是变成猛男了。如此简单的一个密姆,就这样从一个载体复制到了另一个载体。而事后我问他,瓶子你现在满口大钱花。那么你看过几次缺神的直播,他的回答是一次也没有。当时我就看见了一个并不知道密幕含义和由来就接受并传播了这个密幕的活生生的例子。而实际上我也一次全审直播都没有看过。当然大情话并不是什么坏的面目,做多也就是刷多了,别的不懂大情话的观众会觉得烦了而已。但是如果是一些错误的乃至坏的信息,利用命目的形式进行传播,或者有人利用这种形式来达成他们的利益,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
魔音营销的假设。网易在我看来是中国公司里最有可能掌握了魔音营销的一家公司。在守望先锋的 open 贝塔测试完以后准备正式发售的那几天,一个密谋在各大网络社区上扩散了起来。没有守望先锋玩舞要死了,当然还有再吸一口屁股什么的。这和其他的梗一样魔性的扩散开来,间接地传达了守望先锋很好玩的信息。而阴阳师发布的时候则是有各类有关非洲人和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 SSR 的梗也在病毒式的扩展。
而最近呢风暴英雄2.0,难不成他们要用风暴药火这个梗来逆天改命?好吧,我不否认这些作品在实质上的确也都是很优秀,并不是单纯依靠炒作就能火起来的游戏,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密码的传播是人为开始的,这些也可能只是巧合,我只是通过现象进行了一个假设。
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这是有目的进行了魔音营销,那么网易的营销负责人一定是个天才。在我看来,这比一般的网络营销优越太多太多了。没有铺天盖地的视频切入广告投放,没有令人尴尬的叉月叉日震撼开服的大 V 微博推广文王,一张表达绝望情感的表情包和一句我感觉我这个非洲人这辈子都不会有 SSR 了,就会造成出色的魔音效应。会有人在评论区问什么游戏,然后有人回答阴阳师,然后就会给人留下阴阳市的 SSR 极其难抽的深刻印象,达成出色的宣传效果。
当然我得再重复一遍,这只是一个猜想,我并没有证据证明我的想法。阴阳适合守望先锋的梗的流行可能的确都是因为他们足够优秀,所以才有梗有话题,因为秘密的传播的确依赖自身,作为一个梗足够好玩的硬素质以及也需要一些随机性。我也没说,所有发阴阳师或者守望先锋的微博的句句们都收了网易的钱。我的猜想只是网易可能发起了魔音的传播,而它们可能也只是魔音传播中的一个载体。但是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果这是真的或者如果这会变成真的,那么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你被他人悄无声息地植入了一个想法,并且在将这种想法表达出去,免费的给人当了移动广告。
请问是什么?口香糖吃了根本停不下来,而油腻的师姐究竟又在哪里?事实上,如何把一个广告做的魔性洗脑?如何将品牌的口号符号魔音化,已经成为了这个信息时代传媒学的共同课题。在这个信息时代,所有人都能用一部手机和信息相连,接受大量的魔音,再将这些魔音传播出去。而信息的不对等,则让造谣的成本出奇的低。造谣一张嘴 P 要跑断腿,让很多微博上的辟谣博主力不从心。微信上粗编滥造的谣言能欺骗多少缺乏辨别能力的长辈,让他们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出来的谣言复制粘贴转发,然后这些母婴再复制转发出去,影响更多的人。然而并不只有缺乏辨别能力的长辈们会被不法分子利用。
我说过了,当信息不对等,你是非常容易相信你原本不知道的东西的。而很多魔音因为其存续性太长,已经被当成了事实,甚至被写进了课本,成为人们心中的固有印象。就好像韩国的专家从来没有说过孔子鲁班是韩国人,这都是博曲眼球的记者杜撰的。吕鼠也从来不会集体自杀,艾迪生根本不可能用镜子做出无影灯救他妈。因为艾迪生小的时候阑尾炎手术根本没有发明可乐不杀精,马也不可以站着睡觉,马是蹲着睡觉的。就像我说过了呢,当双方所知信息存在不对等,你远比你想象的容易清醒。如果你不相信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的话,那我告诉你马迪确是可以站着睡觉的,他们会看环境是否允许来选择睡觉的方式。女鼠也的确有集体自杀现象,这至今是自然动物学界的不解之谜。如果你刚才有一瞬间真的相信了我,那么你已经被耍了。
魔音是文化的基本单位,而文化也有好的文化和坏的文化,秘木自然也存在好的秘木和坏的秘木。好的秘木传播了出去自然没什么。但是如果是坏的观点,比如说敌意歧视乃至于仇恨等极端情绪煽动,仇恨实际上也远比你想象的要简单。 2017 年 4 月 1 日愚人节,国外的 radio 论坛在 2 slash place 板块发起了一个活动,他们放上了一个 1000 乘 1000 像做的画布,让人们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在画布上的任意位置放置一个任另一颜色的像素。活动 72 小时结束以后,我们得到了这么一张图,这也许是最能展现人类当代文明魔音的一张图了,这本身就已经是魔音论和人类璀璨文化最有力的证据。无数的旗帜符号 logo 代表着各种人们热爱的魔音。而我想讲的也许是三天的 us lash place 活动中最值得讲的故事。
看过我直播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有多热爱 oso 这个游戏,我每次直播保留节目必打 oso 虽然这个游戏相比之下很小众,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 OS 有这个游戏不仅是因为游戏本身有完善优秀的系统、多样化的模式,最重要是 osu 的玩家社区玩家群体是我见过所有游戏社区当中最棒的社区,没有之一。
oac 的玩家遍布世界各地,但是我们都喜欢同样的游戏和同样的文化。我们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见解,游戏水平也不同。但是我们仍然一起玩游戏,一起交流,一起创作,整个社群毫无力气,非常团结。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畜无害、和谐友好的玩家群体,在 R slash place 的这个活动中却招致了飞来横祸一般的恨意。
OA suite Redis 板块很活跃,所以 oso 的玩家们也很早就发现了 us lash place 这样一个活动,并且很早就开始要计划在图片的最下方画一个巨大的粉色的 oso 的 logo 起初事情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后来有一个叫 Tyler one 的主播希望能在这张图上留下一个自己的 logo 然后他被巨大的 oso logo 震惊了,于是号召他的粉丝决定毁掉 oso 的 logo 在 OS 与 logo 的正中间放置自己的图像。
To look at Ochuse, one, it looked Jesus? Why don't we go like right in the middle of it just right dead in the middle of it? What of where are those soon? I see yeah. How do you call build it take over that focument ****** down no stop。
但这其实我想说我知道 title one 其实并不讨厌 osu 他只是希望随便找个地方放他自己的 logo 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巨大的粉色圆圈。他后来也找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放置他自己的头像。老生。
And the still get ****. Voice turn your scripts off of Oh, Sue Ann, and **********ing help help do this ship. Please OK stop stop **********ing with him. We don't have anything against them stop **********ing with them and go over here boys. There's no there's no need to do that anymore. It's over. We're done with them just knock it off guys.
对于泰勒哇还有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粉色的圆圈。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却是一个代表我们热爱的标志。然因为 title one 发起了抵抗 OA 所有 logo 的运动,尽管后面他已经号召上的粉丝们收手,然而恶意的魔音已经被传递了出去,失去了他的控制。
OA 所有 logo 在 72 小时的时间里未曾有过安宁,oacu的 logo 被恶意的人群毁掉,然后我们再将我们的 logo 重建,然后再毁掉我们再重建,甚至到最后已经引发了对 oso 游戏本身的抵制和对于 oacu 玩家的人身攻击嘲讽。 ovc 玩家都是看日漫的日漫吃,甚至还有人在 ready 上故意发帖反串黑 oso 玩家的奋起反抗,可以说是 unslash place 里最值得纪念的事件,被称之为 the great oso game defense 我们最后成功了吗?没有,我们原本可以成为整个 us lashed place 里最大的游戏 logo 这也是这样一个团结的玩家社区应得的荣耀。
然而因为一个无意识的恶意,一个被散播的想法,让这个未完成的粉色圆圈成为了 unslash place 上最大的遗憾之一。在我看来,这也是仇恨魔音会轻易传播的一个有力证据。这种坏的魔音不仅会带来网络上的争斗,也会带来现实中的罪恶。在共和集中队中, stem alone compass 现象曾经引发过这么一件事,因为很多人对笑脸男友盲目的崇拜,接受了笑脸男的魔音,害怕笑脸男的预言失效。于是在没有组织的前提下,很多崇拜笑脸男的人对笑脸男的刺杀宣言对象自发地展开了攻击,这也是因魔音产生的模仿范相似的事件在现实世界中也有发生。
蓝鲸游戏的创始人已经于 2016 年的 11 月份被逮捕,而他所创造的游戏并没有停指,反而传遍了世界各地,出现了无数的模仿范,他们挥舞着那位已经入狱的恶魔的旗帜,引导着无辜的人走向死亡。和 oso defense 的仇恨模型一样,仇恨教育往往是历史上很多国家的惯用政治手段。毕竟如果整个国家有一个大家都记恨的公敌,更有利于促进生产,增强民族团结。政治和传统,可能是魔音作用最明显的两个领域。政治领域我并不想太多展开。一方面我害怕水表,另一方面我也不想在公众场合讨论这些问题,以免激怒一些人。但是我想说,当我了解魔音论以后,我开始渐渐理解很多持有极端正见的人,因为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接受的就是这样的魔音,这样的魔音也造就了他们这样的想法,而要改变他们的想法,推翻他们一直以来相信的信仰,铲除已经被人深信的魔音所需的成本太高。所以我早已不再和人争辩,就让他们怀揣他们的信仰活下去吧。而传统包括观念、制度、素质甚至饮食习惯的教育,都是魔音。这为什么同样都是人?但是不同地方的人的观念和逻辑截然不同,不同的人秉持不同的观念和不同的看法,豆腐脑的口味也不同。很多在中国认为很正常的事情在日本、美国反而会觉得不能容忍,甚至不可思议,反过来也一样。而这些魔音往往直接来自于父母和掌位的教育。当然我这里并不是想指责说传统的教育都是坏的,都是封建糟粕的。相反我觉得中国流传下来的传统魔音在世界上已经属于很好很正能量的魔音了。
礼仪延迟、忠孝信义,但是往往也不全是歧视,往往植根于传统魔音之中,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宗教歧视等等。而很多人在接受传统模印的时候完全不带脑子,只是盲目的轻信,坚信老祖宗的传统就是对的,父母说的都是对的。传统经历了多年的验证,所以肯定是对的。不过实际上真的,重复一遍,我没有说传统都是错的。但是很多人在接受传统的时候不动脑筋,从未思考这些传统在现在在今天是否正确。
有传递魔音的人,自然也有创造魔音的人,而创造魔音的人肯定也会犯错误。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已经失去了创造魔音的能力,而这些人本质上等同于复读机。之所以想大费周章地去做这么一些视频,是因为这是一个信息时代,一个人的讯息可以在一瞬间跨越整个地球,拿起手机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魔音。这种情况下,判断正确和错误,真实和虚假的能力就非常重要。
然而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我见过道貌岸然的人渣,以言论自由为自己的盾牌,会有旗帜。我见过奇端分子公开传播,支持杀戮和战争,我也见过坐拥千万粉丝的博主,用以偏盖全的文章,妖言惑众,企图把人带上邪露。而人们却盲目地选择相信了他们。也许在今天这个包容的时代,是非对错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我恳求你恳求所有在看这个视频的所有人。当你要接受一个魔音缺立一个信仰的时候,一定要动动脑子思考一下,看看反对的意见,权衡分析自己想去接受的东西到底对不对,值不值得借鉴和参考,而不是盲目的清闲。最后被人当成提线木偶,称为木某大军中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而不再拥有自己的自由意志。
以上就是我通过这些视频想传达的东西,当然我也只是在传达我自己的魔音而已,这个魔音是否正确,大家是否想接受,那么全然在大家自己。那么喜欢这个视频的请点右下一笔支持。喜欢我请点右上关注也不要忘了加上在天国的新浪微博。那么最后请允许我以小岛修复在 njs 2 中 solid snake 在结局中的一段演讲来作为这个视频的结尾。对了,顺便说一句,吕鼠是不会集体自杀的,真的真的不会。
人生的意义并不只是为了传承我们的基。我们留下的东西永远不只有 DNA 通过演讲、音乐、文学、电影和游戏,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愤怒、快乐和悲伤,这些是我会传承下去的东西,也是我存在的理由。我们需要将火炬传递下去,让我们的孩子通过火炬的光芒了解我们混乱而悲伤的历史。而我们已经拥有足以传递着火炬的数字时代的魔法,人类最后可能会在某个时刻灭亡,新的物种可能会统治这个星球,地球也可能不会永存,但是我们仍然有责任去留下我们存在过的痕迹,构建未来与传承过往使然依而唯同。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