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语杂谈】何为脱宅,你真的明白吗?魔!改!版!

2022年1月25日 下午 7:59

22分钟11秒

关键词

爱好者 人群称呼 媒体 心理姿态 主流媒体 爱好 文化 娱乐 兴趣 体系 圈子 现实 群体 所作所为 世人 事物 动画作品 热情冲动

文字记录

欢迎收看本期宅语杂谈。大家好,我是废话聆听的阿拉拉姬垃圾君,这次本垃圾要炒个冷饭,已弥补过去的一份遗憾。何为拓宅?你真的明白吗?如果自觉这一题材不想再问,请及时又上何为拓宅?要理解这一问题的核心,首先得理解一下何为宅,为何宅的原型。欧大可也就所谓的御宅原子,日本由于最早期的发展成熟起来太耗费时间,因此还是直接切入正气吧。原本欧大客的含义是贵府以及您这类的尊称,自 82 年超时空要塞的走火后,成为一个爱好者间的流行词汇。当时的爱好者们见面时,互相间纷纷由大哥称呼对方,由于其所谓过于生僻,大众极少使用,导致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认为这是爱好者们的圈内称呼,将欧大关于人群称呼。
后来奥戴克这个小众流行词被漫画月刊易用于 83 年已预展的研究这一主题讽刺无脑消费 ACG 延伸产物的爱好者们,以此真正确立了欧塔克为爱好者人群的统称。由于 8 万年宫骑行事件的恶性影响,欧塔克遭到媒体恶意滥诱和误导,也因此欧塔克这一词会被大众所知,变成了变态和犯罪者的近义词。
后来的影响变化就有些复杂了,先不纠结最原始的御宅到底是个啥?在 90 年代社会的影响和大众的施压之下,世人带有有色眼镜,升职后入者大多都是带有有色眼镜,抱着拼尽劲的团体。坚简单来说就是类似逃避现实的心理姿态,是当时的恶性循环。于是加利敦啃老族社会不适应者社交恐惧症这些诸多概念被融入了名为预载在这一存在当中之后,在爱好者们努力想将世人对自身的物质办证之时,05年,日本出现了一部广受争议和关注的作品电车男。也正是这个时候所谓的御驾概念知识流入了台湾。
电车男所诉说的是一名御债族的单身男性在电车上另类的英雄救美导致的一段情缘。这样编辑故事内容大量地描获了御仔彝族的生活习性,但更多的其实是对独男的形象描述。所谓的独男与我大清朝的说法就是单身**特别是世奇在电视剧中为了演绎效果,刻意地夸大了御宅和独男的形象,令双方混淆。大部分人认为独男的御宅主角是御宅人群的投影,而也这因电车难的影响,导致了当时大众对御宅的定义等同于现金的**,再加上台湾媒体的炒作滥用阿宅男等词汇出世,发扬光带了其加里顿和啃老族的误解,令其彻底融入了宅中。从台湾那混淆的偏见的含义传入国内后,更加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现金来说,天朝的宅物化和日本的御宅物化也已经完全是两个似是而非的存在,开在了客技术不同的两端。目前日本的御仔在多年的贫富和洗静下,虽然还未令所有人都除去那种浑身臃肿的肉杉对着魔法少女热气的固有印象,但也成功令狱宅这一存在在大部分人眼中披向了中性。
撇开现金的大量定义纠纷外,日本的御宅最为中肯的含义是不单单是独指在 icg 方面拥有惊人造诣的人群,而是一群热衷于从娃娃或者是对其有极深入了解的人群,甚至广泛地划出了各个领域,如军事宅、偶像宅、动画宅等等,与网络飞人和加里多还有啃老虽然有所关联,但含义相差甚远,目前尚且属于一个比较纯粹的爱好者冠名。而国内的宅概念混合了很多事物后,变成了一脸森相的代。
第一项,加利顿内逆特图居家非人社交恐惧人群。第二项, AC 加爱好者们存在爱好者群体盖身和预在大致相同。第三项,爱好者和加利多的混合体,社交恐惧的同时也是 ACG 爱好者以日本为始,从当初还带有负面的御宅传入台湾,其负面的部分被台湾媒体夸大引用,令非人印象彻底混淆。在当中延伸了独有的宅文化出行,更加是完成了宅男这存在的缔造。最后宅被引入内地后,天朝主流媒体大肆滥用其加利敦的解读传播。
这影响产生的曲解下,一般群众最宅的定义就是废人只想听到宅男这一词,脑内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居家两人的印象,而爱好者们则是依旧将宅定义为御宅的缩写,并无他意。在两种概念冲突混乱下,宅的含义又开始渐渐第二次混淆了起来。对含义的不确定性由天朝主流媒体再次发动胡乱散播混合概念下令大部分人认为所谓的宅就是 hg 爱好者外加加里顿的改成。也因此许多老爱好者非常希望将宅和御宅的概念分离开来,保持所谓爱好者的纯粹性,而不是通换概念戴上一个高帽。但遗憾的是,混合起的第三项宅概念成为了天朝的主流概念。结果只知片面之宅,不知大体之宅,更不知狱宅者不在少数。所以我大天朝的宅文化已经完全脱离了御宅文化独树一帜。
如今甚至有部分爱好者都认为爱好者本身就是与加利敦绑定的,并且将玉载中对自己的爱好感到骄傲的概念偷换到了家里蹲上。更有甚者甚至认为享受 ACG 文化就是蹲在家中避世不出对作品进行鉴赏。越是重度的 ACG 爱好者,就越是重度的家里蹲,甚至对宅进行了分级,分了初中重,还对这死宅现象进行吹捧。
看饭越多,宅在家里越久,越是老前辈,越是武备典范。我四十才我自豪,爱玩游戏,爱不翻,听起来像个笑话。然而我完全笑不出来。以上就是一个名为宅概念的延伸和其发展的大致经过了。这就是我大清朝的宅文化。这就是目前所谓的宅,是不是觉得我的话语有点高置点,有点过于嘲讽,有点难以入耳,觉得我批判得有些过度,说的话很是对天朝所谓的宅满满的不屑。是的,的确如此,因为我对这一线下含有的是怒火平静的怒火。天朝从砸概念的扭曲下所诞生的是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和连锁反应,偶尔则是将这些影响总结为一个名为拖宅的现象,从正面解读着无数由错误认知所导致的恶性发展和无奈。不过我口中的这个脱宅现象是指的偏执化的那类问题。若认为拓宅只是脱离啃老或是闭门不出的懦弱自己的人,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首先我先问朱军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绿山文化或者说 ACG 文化对于你们而言是什么娱乐消遣、爱好信仰什么都不是,估计不同的人会给我一个不同立场的见解,毕竟意义这东西是各自从中寻求所得的自我解读。那么 ACG 文化这个存在从客观上来看它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它是个娱乐文化,一个放松自我的娱乐项目。那么这个娱乐项目幼稚吗?低级吗?稍微查任何思考一下。答案明显不是。身为一个娱乐项目的,它只不过是偏向居家娱乐而已,和所谓对电视剧、电影、象棋或其它等等的娱乐项目没有过大的差异。无论是幼儿、学生、社会人士、退休老人实际上都能去享受它所带来的快乐。
随着社会的变化,ACG这个文化本身就有这个潜力和影响力。虽然在过去它很不完善,给人的印象也是恶列为主,甚至连爱好者当中都有很多人自嘲自己的兴趣是低级兴趣。但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下,他明显正在逐渐走向完善,成为全零层的娱乐体系。于是最近我询问了一些比较理智汉代社物的外人,问他们对 ACG 这个文化有何感官和看法,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个圈子。但在我眼里,曾经游戏这一电玩热属于青少年的流行趋势,主要是因为它是一个逃避的输出借口。而现在恕我直言动画这个圈子也是如此,有种青少年逃避现实主义一样,以儿子为三次用黄蜂自己的主场,然后对现实进行嘲讽,经常玩些幼稚的把戏。我觉得这种因为这里不是现实的逃避心理所扩大的群体,迟早会因为时间的变化彻底崩盘。毕竟逃避不是一辈子的事情。现在的大部分青少年只是又找到了一个借口,我对你们的感官算不上坏,但也算不上好。以我个人见解来说,若是以逃避现实为核心价值存在的事物,都是迟早要玩的。
听完这些话的我第一反应是愤怒,第二反应是无奈,第三反应是悲叹,第四反应是沉思,然后对他进行了阐释。我后来说了些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祝君看到这份理解是什么样的感受呢?我的感受是我们中出了一些叛徒,而且是非常多的叛徒甚至是卧底。之前我说过 ACG 这个娱乐文化本身正在渐渐走向成熟,面向多群体,但它是成熟的,不代表附近它的大部分人也是成熟的。因为宅存在不可定的模糊感,所以并没有确立的正确。由混合性质。第三项宅概念所导致的,可不只是外人对爱好者群体产生的被人爱好的偏见,更是在这偏近环境下诞生的新入爱好者们的梦懂和恶性者的传播。所谓的爱好者都是由外人转折而来,错误的认知梦懂的加入。原本这个群体人数就少,属于小众群体,随着技术无限的膨胀,水开始搅糊后,孤岛的数量高于原概念,于是主流就变了,随众者众所随之,爱好者外加加理论的采概念,由官方主流媒体再到大量内部爱好者的传播。另一个原本激情的定义变成了所谓的大重点,而且还是对于体系发展来说最为恶劣的那种。
在爱好和加利顿的绑定概念下,ACG这种娱乐甚至被当成了电子海螺音。而最令人心寒的是,我们爱好者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甚至接纳这种想法。这里说的接纳不是指他们承认**这种说法,而是他们制作**的姿态,为世人提供了最佳的坛子和证据。从混合的宅概念下,他们认为 ACG 这个爱好本身就有家里动物,越是土匪,越是神秘,就越是符合宅的概念,最好是隔离现实,一方面斥责世人对自己的爱好抱有偏见,一方面实际上自身也带着有色眼镜看待着自己己的爱好,将自身存在彻底正义化、极端化不是现实就是虚幻,要么和现实抗争,到底要么妥协现实脱离兴趣走上社会。
这是个神奇的理论,但却有很多人相信着它。而正是这种理论和想法将现实和虚拟过度的分割开来,导致了所谓的拖拽的诞生。当所谓的兴趣爱好被所谓的逃避现实绑架之后,所谓的爱好就变成了一个逃避的借口。与其说这是爱好,不是说这是寄生来得贴切得多。某些人喜欢的并非是这个体系和文化本身,而是这个文化所带有的负面效应与现实的对立。这里是现实的敌对阵营,这里是逃离现实的幻想枪。那么原本就是逃避而来,认知有误,甚至只沉溺在叛逆当中的人,其能对这个体系知晓多少,不但不甚理解,更加是将谬论认作真理不理智,并且偏激地过于己见,找到了一批同样看法的人们,寻求认同感和群体感,不断地将现实这一存在仇视者。但是抱着逃避的心态进入,不代表一辈子都会持有这种心态。
现实是生存所立之处,越是逃避越是敌视,就越是痛苦。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并非正确,是一种自我的懦弱,却难以从沉溺中寻得自信。在现实和虚幻的交叉现下,所诞生的就是永无止境的痛苦和迷茫,难以自我在无数痛苦的压迫下逃避地会失败,只能去面对生活。青春期的冲动总是伴随着自我的发泄和时光的消磨,消失殆尽。原本就是来散发叛逆青春的人群自然会因撑障而随之退散,于是拖拽就成了一个口号,一个从此人断义绝的口号。这其中所斩断的不一定是懦弱或是逃避,斩断的也可能只是个借口。我脱离了 AC 精,我以后要成熟,不再那么幼稚了,不会再逃避了。
有点意思,为何脱离 ACG 是和脱离现实挂钩呢?则是绑架概念当中作为牺牲品的 ACG 文化到底被当作了什么本垃圾?再次重申一遍,名为 ACG 的娱乐项目是面向全层次人群的,他是个娱乐文化,喜欢他爱好他的可以是各类人,可以是家里顿,可以是啃老族,也可以是上班族,更加可以是大老板,并不绑定在一个家里蹲的绑架概念上。
一个爱好的事情并非是必须什么样的人才能喜欢他,喜欢他的人必须什么样。在一个爱好者的圈子当中分成了无数的小圈子。毕竟个人的娱乐行为只是属于个人的,所谓的娱乐本身就是种自嗨,而接纳了这一切的所谓的大众娱乐 ACG 可不是只容得下加里蹲。于是社会与否,现实与否对齐真的很重要吗?本来今没事的时候,古典动画新番看点漫画星座玩点游戏放纵这一行为什么时候变成了和现实过不去了?人活在现实之中,从虚幻内寻求安逸,本就是浑然一体。我在脚踏大地的同时,仰望着天空,有什么不对吗?逝世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丽。
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时候大家都没办法耗费大量的时间在自己的兴趣上了,或许是因为忙得没了休闲的时间,或许是因为在意职位上他人的看法,或许是因为常年的观赏下已然对这个娱乐产生了叶凡想要寻求新的事物,总有无数的问题随着我们的成长压迫而来,令大家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而生活上的无奈或是自然的热情消退和淡化,原本并没有什么问题。前者是自我选择,后者就像看电影看腻了看电视剧看腻了追星追腻了,总会因为一些缘由对一些娱乐感到了腻味或是污感。 ACG 自然也是如此。兴趣爱好这东西原本就并非强迫的,虽然在爱好者立场的人来看会感到略微的伤感,但无伤大雅,可是绑定概念所带来的可就不是那么正常的事物了。原本来说脱离兴趣更换爱好完全是个自由而又正常的事情。但把脱离兴趣和正视现实绑在一起,这就令我完全不能理解了。事实上,我没有心思去敌视怀着物质来到这里的人,因为我也没资格去否定他们更加没有那种圈子必须是什么样的理念和想法,因为这并非是正确。 ACG 比很多人想象中要广阔得多,不应该聚居一个小小的井底。因此我所思考的分性问题并不是在于多少人不懂的,而是在于物质的情况下对自己并未产生过怀疑,最后甚至开始伤害整个体系。人们抱着拼机静姐来到这里离开这里,只要并非是扩大恶循环,完全算不上什么大事。
时间在前进,事物在变化,原本理念就不同,各走几路就此交错不就好了吗?而问题就在于为什么非要反过来再去牵扯上这里,而且还是以真正意义上的敌人姿态出现。我能容纳他人的离去,因为各自有各自的选择和理念,我能容忍物质的看待这里的爱好者们,因为圈子的内部不可能只有一个声音,但我绝对容忍不下一笔。原本是爱好者的人,在离去之后,因为一己的私域开始对这个文化本身进行攻击,意义不明的以此宣告自己的成长。而我现在的怒火也几乎都是来自这里,来自这群过衰好者们的污蔑。污蔑这里是毒瘤,称之姐所作所为,只是因为天真没有看清现实。
哦吼看清什么,原本就什么都没看清,现在想说自己看清了,能不能说说看看清了什么?看清了自己过去的逃避现实是因为名为 ACG 的电子海龙因在洗脑看清了自己度过的青春,是一无是处。废吒一切错一切的原因,一切都不必要全部都是 ACC 带给你的。你只是个受害者,想要讨回公道,想要告诉世人,这里除了恶劣,别无所有。
我对此之这样说一句话,一句话滚,我很反感这样人这样的行为,这样的大事反感甚至到了恶心的程度。抱歉,我这就是在骂人,有完全没法保持平常心。因为若这种思维变成爱好者主导群体,那事情可就非常的不好玩了,不断地误视导致误会,令误会无限传播,最后变成了真相。
为什么我反感将二次元冠以人群称呼呢?因为那并不是个单纯的爱好者称呼他在媒体眼里包含了虚拟,更是因为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划分,导致在很多人眼里包含了逃避现实轰隆断的概念引用所导致,只会是一些周边人士所谓的恶性事件被各种甩锅到 ACK 1 这个娱乐上,并且将恶性菊花无限扩大下去。
其实从一个很简单的日常行为上就能看得出这个倾向。艺人若因为看电视、看电影浪费自己的时间,导致成绩下架,遭到怪罪的大多会个人是个人自己想要找借口避开学习。而轮到了游戏或者是动画的时候,遭到怪罪的就变成了 ACG 认为是这些东西在毒害青少年,令他们变得通废。
而这种差别待遇虽然有固有印象为主因,但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没有推波助揽了吗?没美世人犯错第一个背锅的不是教育局,而是御宅这个体系,这种流程都成了社会惯例之一。我犯错不是错,你犯错就是大错,我会犯错都是因为你的错。这种做大事心里总结我就不说了,我只能说请不要借着信仰之名当做借口,用避风港只会是避风港不能永远躲在里面,它能成为一时依靠,却不能成为一世。借口还是说它所教会你的只是不断地逃避吗?将信仰作为拓词做的事情,反而是将这份纯粹抹黑,这样真的好吗?那么这还真是个可悲的故事,究竟是 ACG 文化体系在毒害人还是仍在毒害 ACG 文化呢?它所包含的教导的投影,就是让你无限度地去逃避现实吗?它没教导过羁绊,没教导过前进,没教导过正式没教导过重振。
或许对很多人来说,从一个娱乐文化中寻求含义是很愚蠢的事情,但这不代表其不存在着含义和信息所需的,只是思考罢了。 ACG 这个体系并不幼稚,而是某些人令它显得嫩者不论是与绝对理想论沉溺在其中,实际上并没有多么认真理解过 ACG 的某种真正意义上的死材,还是主调自己脱离了 ACG 这种幼稚兴趣走向,承受着真正幼稚,都将 ACG 推向了电子海螺因或者低级兴趣的领域。因此拖来不拖拽其实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能否以成熟的观点去看待这整个体系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世间本无入宅和拖宅,界限是自己划的。然而这个界限真的需要吗?因为某些自己人都难以用成熟点的心态面对他。近些年有种他拖着众人脚步不让人前进的妙论大量出现。为何他必须是拖着众人的后腿不让人前进的存在,而不是推动众人前进的存在。很多的情况下,幼稚的是自己,而不是遭到怪罪的体系。你有认真的去理解过他吗?如果说有却不理解他并不幼稚,这点某种程度上来说很滑稽。若没有,那么对一个不理解的事物有何评判的资格?每个人都是各自独立的,因此所见所闻所思都不一致。而答案是要去思索的,不是盲目的去套用的。一个将其他概念混入纯粹爱好中的七星种定义,为何会成为目前的主要论调呢?明明只要动下脑子就能明败得了。或许我有些解读过度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体系演化至今的现代,他已经很难从客观上来说是幼稚或者是低级的了。
因此作为爱好者的我们是否应该更加理智和成熟的去看待他呢?有问题的根本不是 ACG 而是傻傻看不清的自己,因为自己的懦弱,就要把错怪在一个毫无关联的事物身上,而且还形成一种这才是正确的人生错觉。请不要把自己的个人问题怪罪到整个体系上,也不要因为有那群将错怪罪到整个体系的家伙就也被影响了,连自己都开始误解。
答案在很多地方都是存在的问题,是你有去找过吗?或许外人对我们这个体系持有拼践是个很关键的事,但相比起内部人员对自己的爱好都不甚理解的无知举动,在世人拼鉴 ACG 的问题上,内部的因素实际上大于外部,连自己都对自己所喜爱的事物不了解,又如何让外人承认,并且正是口中的爱用行动上的伤害去体现,并且从未知晓自己做了些什么,将深爱这个圈子和体系的话语挂在嘴边,却从未理解过这个圈子的背后有着什么。
若想问我不理解就是不爱了,当然是爱当然也是爱,但是在无知中不断地对自己深爱的事物造成伤害,因为吴志林造成了什么样规模的灾害都不曾自知。这就是你们所寻求的爱了吗?如果去不知道还好,可以说是不明白,也可以说没人知道。于是我现在说了某些人现在听了,那么现在是怎么想的?我想问问你们究竟把它当做了什么在对待,这不是解析,这只是宅语。动漫无极限。我们下期见我是阿拉拉基垃圾君。
实际上我难以认同逃避心理,但我也难以否定它,因为我本身也算得上是以逃避现实的想法来到了这里。说实话,这个圈子从过去开始就容易聚集一批在现实中发生了各种事情变得懦弱起来的人们。外加上十年前爱好者被歧视的程度完全是一无级别。因为当时的动画幼稚论可完全没有多少平反的余地,就像过去难以接受***一样,对于虚构人物怀有异常的好感,喜欢虚拟人物这种行为本身让世人感到了难以接受。于是当时爱好者们也对不接受自己的社会怀有异常负面的情绪。而随着被现实所压迫,来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后宅的说法也算符合了当初的一部分真相。
当初我还很,非常年轻,内心充满了阴郁,当时的圈子具体是什么样?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了。实际上当初的我也没能力只想和关注大局上的变动和发展。所以我并没有经历大风大浪,我仅仅只是看着时代变化,对我在看着一直看着无能为力的看着我所知晓,我所经历,我所看到的只不过是身边所发生的。
当初的爱好者,有人们都是背负了一些什么,逃避些什么现实的**家暴,心灵上的残疾病痛,生活上的不是压抑理由,各式各样心态各式各样。唯一相同的是一种心伤,就是那种对现实感到悲愤无力后的土匪感。当时也没什么老前辈,大家聚在一起也是有种抱团取暖的感觉。大家所喜欢的事物是一致的认同感、共鸣感、团体感非常的高。而随着时间的过渡,原本的一致也渐渐地发生了变化,大多都是因为某几部动画作品的影响,渐渐开始的心态转变,对自我开始的询问和认知,并且因此做出了决断。有人因为时间、生活问题开始渐渐地淡出了这里,他已经从其他事物上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意义意和答案。
有人沉溺在自我悲伤当中,越来越偏执化,最后走上了对立的道路。有人因为事故早已随着生命的消散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人看开了许多兴趣,开始广泛了起来,走出了阴影。也有人虽然没了阴影,但还是保持了这份兴趣,不必更加有人自觉从这里得到了许多参与进了制作当中,大家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动画这种存在教会了大家很夺,令大家脱离了逃避现实的自己。虽然结局来说并不是什么完美的结局,但这就是生活。所以我觉得侮辱与否真的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侮辱的人多了去了,这点并不可耻,敢于承认,敢于面对,敢于前进才是观点。问问自己到底是谁在欺骗着自己,让自己沉迷在虚假中难以自拔,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干,害怕未知。不想前进的从来都是自己培训,其中含有无数的想法和理念,他并没有教导我们要逃避一切。他实际上内涵着各种推助信息,认知自己,向前看向前进。虽然创作者可能也没有想过要表达这些,可能他们只是在融入趣味罢了,但那样也无所谓,因为将其寻找出来的是自己。正如百变的哈姆雷特哥,他给我带来过很多快乐也好,悲伤也好,自我满足也好,这一切都化作了一份感恩,心中的热情没有那么炽热了,淡出莫名的常温。正因为经历过看过、思考过,寻找婆翻盛过,我才会那么说。因为喜欢他,所以我不愿意偏执的走向是他的未来。他应当被更多人理解,成为一个真正的兴趣爱好,而不是戴上莫雪的高帽,不断地承受着来自内部的毁灭。回头一看自己所说的,我还是太年轻了,这股原以为早已消失的热情冲动原来一直都在轰动。
你喊麦楠。为什么 ACG 会是青少年娱乐文化呢?因为名为支持者的底蕴太弱,就算他成熟,他想要脱变,也会有将其当作逃避理由的人,抹低其存在价值,只有从幼到少再到青甚至到老都能够从中寻找得到独特的乐趣,他才是成功的。在爱好者人群不断的阔广的前景下,出现了各种不同的派系,虽然争论争议理念之下到处都是,但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若想继续发扬 ACG 文化,这是必经的道路,并且是永不停息的,但有一些事是绝对不能发展开来的。
ACK 飞机文化或者说复议这个文化的爱好者人群的主导方面绝不能,但是以负面思维为主导。别以为现今的人们就理智多了,宫崎禽事件只会是过去在大众群体的我们体系本身就有偏机见解的情况下,相信我诸多媒体早就想搞大新闻了,他们只求话题性,不会顾及后果的。到时候一个默许有的爱好者犯了错,然后就变成整个体系的错非个体上的问题,个人偏激搞事的情况,变成整个群体人都是这个核心。这笑话挺好笑的,有种再说一遍,有些事时间过去能解决,这很有道理。从日本的爱好者群体发展来看,我们目前的环节是他们过去所经历的,但所谓的时间解决只是把成单的部分交给了其他人乐见。结果事件的变化是由无数存在所推动的,而我们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当我做了些什么的时候,对它的影响也只不过是对着水面扔出了一颗小石子。或许一颗石子除了令水面波动几下外,什么影响都没有。但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颗石子,而未来也是因无数石子去向而动,因为一些机制体系究竟会走向何方,是由自己由大众所决定的,因为每个人手里都有着微不足道的影响力,而未来是好是坏,也是充斥着未知的变化。
我现在的所作所为能获得什么,改变什么吗?我不知道。那我也不想知道,我之前就说过,我的心态是愤怒的,我衷狠,我亲柔,我相劝无人敢,无人悲无人知。我能怎么办?不骂不知其悲不怒,不知其愤,委婉点还不行,理智点不好吗?非要我说的直白点,话我就放在这里了,我不想引战,但不代表我怕事。若觉得我这个人是在待节奏,说的话没有半点道理,觉得我话语莫名偏击,认为我这个人就是个废物锅不好人,我本身就是垃圾,任由军师,但我的理念不会变。狗哥希望逃避现实的思维是这里的主流核心。那很悲哀,我受不了死了。

この宇宙まで、好きになるたびに輝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