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执念交织的华美重奏——永远的《KANON》,永恒的奏曲!(2)

(接上文)


说到KANON剧情人物中,每一个都有着自己无与伦比的神秘:比如亚由的书包,真琴的目的,名雪的依恋,栞的不治之症,舞的誓言谎言……这些神秘各有千秋,却始终没有达到“最”的程度。如果一定要比较一个高地长短的话,那么高居榜首的必然是秋子阿姨一系列没有被解决的问题——比如,秋子阿姨的职业,秋子阿姨的年龄,秋子阿姨的过去……这些都是官方也没有给出解答的问题,所以对于绝大多数人(或者也可以说是所有人)来说,这些问题的神秘程度是最大的。

不过,这些问题就严重性和迫切性来说,其实是相当轻松加愉快的事物,没有任何紧迫,没有任何急切。唯一会让人过分在意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名雪是秋子阿姨一个人抚养长大的。无法被探究的过去,名雪的父亲究竟是不幸逝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负心汉,这点已经被埋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下了。而从剧情故事丝毫没有涉及到这方面、以及秋子阿姨不改嫁这些种种事情来看,估计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样也更可以说明秋子阿姨的性格为什么那样稳重宽大、聪慧大胆。

世人常言母爱是最伟大的,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无论缘由是什么,母爱的确是伟大的,即使这位母亲看起来比较让人误会是姐姐……无论名雪的父亲是不幸还是负心,秋子阿姨承受的压力和苦难都是无法被低估、抹消的。谁都无法轻言这位一米六五的单身母亲,在名雪长大的这十几年中,究竟受到了怎样的冷遇和漠视。世俗的负担,生活的负担,名雪成长年幼的负担,都不是一个娇小身躯可以轻松忍受担当的。但是这些那些可能存在、确切存在、没有存在的些些许许苦难,并没有在名雪和秋子阿姨的笑脸中可以得到显现。名雪是健康欢乐长大的,足以证明秋子阿姨对名雪付出的程度和代价有多深。

秋子阿姨作为KANON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起到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首先,作为名雪的母亲,是名雪绝对的心灵支柱。名雪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可以映射出秋子阿姨的教导和循循善诱的影子。其次,推动剧情的发展,无论是真琴还是亚由的入住请求,都是直接一句“了承(了解接受)”就轻松接受,根本不会去询问、在意其原因和理由。虽然其特制的果酱令人望而生畏、临阵脱逃,但是却意外的做菜手艺奇佳;就是如同这般存在着的矛盾,秋子阿姨的举止和行径太过顺应事情的发展,甚至超越了事理的程度。

或许正是因为十几年来一手带大了名雪,所以才更加明白“困境”和“苦楚”的意思。所以在通情达理的同时,反而会显得有些许反常脱俗。也许如果没有名雪剧情中,秋子阿姨不幸遭遇车祸这个事件,那么很多人都会忽视掉秋子阿姨其实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罢了;如果没有这么一个让人痛彻心扉的事故,这么一个让名雪彻底封闭的打击,或许在大家眼里秋子阿姨永远是那个满脸笑意,一口“了承”的大姐姐形象……那些无法被抹消的压力和苦难,曾经过去的点点滴滴,都会被隐瞒在秋子阿姨那份无华的光彩之下。

没错,其实秋子阿姨,也只是一个平凡母亲而已。十七年的抚养照顾,得到的是宝贵女儿绝对无邪的笑容。其中的付出和苦难到底有多少,其实根本就不重要。母亲为儿女的付出,从怀胎十月到手中针线,从悉心照顾到最后看着其成家立业,不求一丝回报,——那其中蕴含的感情,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一刀斩断的凯风寒泉的颂曲。寸草春晖,无母何恃?在KANON的回旋曲调中,最不能轻易忽视的就是这份伟大的母爱。


栞&汐里:雪地中漫步的神秘,一个发音,两种承意。 

栞,美坂栞;汐里,美坂汐里。其实就是同一个人,其实只是翻译的纠结而已。但是仅仅只是一个发音,却承载了两种深意。但是这种深意,这种歧义,却在一开始被迷雾在那份无可探究的神秘里。最初的相遇,是一场意外,也是一场救赎的开始。笨拙的她,在埋在树积落雪下,却慌慌张张的收拾着那不寻常的物品。在佑一与亚由两人无形散发的欢快气氛中,她终于还是回忆起了那份眷顾,回收起了那份无畏。

——栞。留下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字眼而已,萦绕在佑一心头的却是另外一种悸动。然后少年发现了,那个意外相遇,欢快相识的少女,总是很单薄地漫步于雪地间。白色的套头衫,吊带的连衣裙,环绕柔弱身体的披肩,她总是一遍遍地在同一个地方徘徊,留下了那相同而又单调易逝的脚印。

偶尔遇见,没有任何预约和刻意特定,缭绕两人之间的就是萍水相逢的一种唯美。少年不会对少女刨根问底,少女也没有特意去讲叙自己的一切。两人淡然下的这种默契,成全了栞在雪地中继续漫步的神秘。猜测、探索、照射、环绕,佑一并不是没有对少女的谜团产生莫大兴趣;只是佑一隐隐约约的发觉了,那是少女的矜持,也同样是少女一直在避免的“禁地”。

洁白纯净的白芒雪地,折射着光彩中的一切色泽,最终流露排列的是伤的层次。栞的映像就是这样一个不明过去和未来的神秘女孩,不为残俗束缚,却反而格外的寂寞。神秘而感伤,并不是栞的本意,却又是栞无可奈何给予他人的感触。欲说还休梦已残,落雪本意非阑珊。栞站在雪中的身影,越发和纯白空虚的雪重叠,在简单的留意文字中,最终拼凑成不明所以、稍纵即逝的伤殃。

栞&香里:回忆的甜美与现实的残酷,约定划落痴心妄想。 

在栞的那份神秘和保留下,基本没有人能够意识或者发现香里其实就是她的姐姐。这份惊讶,这个意外,却又好似在情理之中。就算没有香里这样存在的出现,栞对于学校的执着也足以证明学校里有她追求的光芒和痴心妄想。

或许很多人在开始接触到这位柔弱的女孩子的时候,都或有或无的猜测或者料想到了她的体弱多病;但是残酷的事实却还是让所有人始料不及,摧残这个可人儿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慢性病发的绝症。虽然对于栞来说,打小就弱不禁风的自己,所幸对于任何疾病都有了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以至于连困扰自己的绝症的名字都没有在意。花开花落几清风,春去春来自碾驰;碎琼乱玉,终究还是要消融逝去——不过是自己消失的要早一些罢了。这样一个几乎看破人生苦短,不惜己命的女孩子,始终还是存在着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

眷念,自己无法忘怀的是过去美好的时光;迷恋,生命价值蕴含的是遗失隽永的陪伴。回眸在眼前的,依旧还是自己亲密无间姐姐的疼爱;浮现在指尖的,依旧还是那柔情辗转、催人泪下的温暖。可是这些过去,这些回忆,却在现实的无情下,被碾压的一无是处。但是栞却没有放弃,或许是没有去正视自己的勇气。于是在那编织的梦幻回忆中,虚乎飘渺的约定,构成了栞对生命的最大欲望。

栞辗转的,是这所有着自己姐姐所描绘美好未来的学校;栞流离的,是这个自己早就丧失归属生机的人间。明明已经永绝学业同伴的可能,却还是总在胡思乱想:当春天重新到来的时候,和自己命运一般的雪就会融化,怡煦的软阳光芒下,树木偷偷伸出嫩叶新芽,姐妹俩一起坐在那争辉的树木下,静静地吃着便当……

很简单的愿望,却始终是奢望。

现实用残酷划落了这份虚伪约定的落寞。

汐里&香里:承意姐妹间的联接,名字与命运最终依偎相惜。 

栞名字的承意,很大一部分就是在和香里遥相呼应。作为姐妹,这种最为普遍的联系却在二人之间显得格外的珍贵。曾经无比珍爱栞的香里,在无法承担那份未来失去的痛苦之煎熬,最终选择了沉默与冷漠(有关美坂香里的详细赏析请转看美坂香里的文字专辑)。伤害很多时候都是相互的,所以这对姐妹之间,名字的联系渐渐成为了一种罪过。

长期的慢性病的折磨,或许栞早就忘记了什么叫痛苦。为什么身形单薄、体质柔弱的她会固执地要站在雪花迷茫里,承受寒湿冷气而轻轻颤抖着,无助颤抖……即使这样,却还是固执地呵出那一口暖气,茫然望着它在空气中冻结成白茫茫的雾气。披上姐姐馈赠的披肩,手中流逝的温度,寒冷更加深入骨髓。现实用残酷划落的虚伪约定之落寞,已经将这个浅笑颦婷的女孩子压抑、窒息、无力、放弃。

如果不是佑一,或许在那迷茫的雪地中,栞早就渲染了自己的颜色。身体麻木乃至到精神失望的女孩,不是由于佑一,或许很难再次恢复自己坚强的笑容。即使这暖心的强颜欢笑,短暂到比雪花还要转瞬即逝。

没错,感谢上苍让佑一出现在了这位柔弱女孩的身边。不断给了女孩新的人生欢乐,更是在女孩喜爱的百花屋里为她举办了生日聚会,那是她第一次,也或许是唯一一次的生日聚会。在聚会上,女孩含泪吃着自己最爱的冰淇淋,即使在冬季的寒风中,对于自己孱弱的身体来说那根本就不是味美的享受。喜爱甜,讨厌辣,明明只是一个单纯的花季少女而已,却身负那种无力回天的噩梦。明明看不见未来的光彩,明明失去了亲人和希望的关爱,却还是一副坚强的摸样。

最终,那承接自名字和血脉的连续,命运与情感的相惜,这么一个诀别一般的生日聚会上,香里正视了自己的无助,正视了自己的懦弱,正视了对未来伤痛的恐怖,正视了那份难以言表的自责。轨迹的依偎回归到了最美的节奏里,华美的旋律落幕在纤悉的雪夜里。

栞&佑一:若没有那次相遇,鲜红的色彩早已印证了雪的纯白。 

夜总是宁静的,雪夜的风更加肆掠。明明只是在风中就给人香逝魂断错觉,女孩却始终是那样的风轻云淡,展示着自己那些旁人无法理喻的包容。如死一般寂静的夜,让人最害怕的就是漆黑的无助;但对于栞来说,最害怕的就是不知道能否看见的明日朝阳。

如果没有那一次偶遇,没有树积落雪埋盖的闹剧,或许栞真的已经香消玉殒。男孩打断了自己可怕的勇敢和无畏,唤醒了自己生机的渴望之心。于是女孩重新回到了那种茫然又无目的的生活,却不再因为落寞的现状和不知的未来而恐怖。因为男孩对自己好奇,对自己照顾,对自己爱惜,甚至让自己在生日聚会上完成了最终的心愿,所以女孩决定在雪夜完成自己迟到的诀别。

雪夜,灯光,喷泉。在吐露出自己心里的话语之后,两人的体温正式成为一体,灵魂与肉体的统一……香软温存,直到栞借口买饮品而不辞而别。当分离默定为永别的升降调,佑一也只有泪迸肠绝,仿佛连指尖残存的温暖都是一种虚幻。有人将栞比作D大调卡农第三音节,在故事上,这种旋律或许就是她结束的永远。但是,她和他的故事,远没有迎来结束。

没错,分离不是永别的代名词;作为悲伤的升降调,却只是因为人们忘记了希望的基调。相信奇迹,持续频繁不过的笑容,浓缩了生命的光亮,将卡农夜曲的轻快柔情、辗转反复,吟唱的淋漓尽致。悲伤的升降调,命运的曲折,最终还是形成了圆满的弧度。从此,柔弱的女孩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挣脱了无尽的寒冬,在自己爱的人面前,将生命的光辉更全面的绽放出来。未来,不再是一种迷茫和恐怖,而是希望与精彩。


时日常泰然自若的大小姐,冷面热心总有光彩夺目

香里最开始的出场,其实十分的简单。面容姣好,长发秀丽,是名雪最信赖的挚友。佑一、名雪、香里,再加上一个丑角的北川润,这个组合就是佑一转学过来的日常配置了。或许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个性冷静,负责吐槽的大小姐一般的女孩儿,竟然也有着自己的故事;谁也不会推测到这个全学年第一、文物两道的班长,也会有着自己无法言表的悲伤。她在日常生活里是那样的完美,那样的高雅,那样的平静。在那日常生活中,永恒不变的是香里和北川润的闹剧,亘古不换的是香里和名雪的纯真交际。

旁人无法察觉到的异样,这位清秀优雅、美丽脱俗的大小姐的深沉并不是空穴来风。但是在那寒风中依然透露暖意的缤纷日常里,根本没有人可以触及到那份罅隙。但是,没有人会否定一件事,那就是香里即使冷面默然,却始终还是一颗热心,始终有着属于她的光彩夺目。

害怕失去伤痛的人之常情,却忘记了珍贵在于把握

如果说香里和栞是姐妹,或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大吃一惊甚至惊慌失措。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是在那情理之中。首先,两者名字之间的联系紧密难言,香里在佑一接触栞时若有若无的紧张,都说明了很多的问题。而最重要的,还是香里貌似冷漠无情看向栞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

表面看来,香里是拒绝了这个病重无救的妹妹,从此一头钻了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担心妹妹去世会难以割舍,所以否认自己有妹妹的事实,视自己的妹妹为陌路以逃避现实。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于情谊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害怕失去的那种伤痛,自然也是一种人之常情。或许会被视为一种自私,或许会被视为一种无知,但是对于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彷徨少女而言,真的可以要求的更多吗?

栞曾说过:我、是笑着的吗?这份坚强折磨着香里,却又是栞作为妹妹对姐姐最大的安慰。明明双方的存在和形式都不一样,但是两人却极其微妙的互换了立场。那种双生的梦影,都是为对方着想后的病态,最终汇聚成为了一首悲鸣的伤歌。回到那一切都未出现,一切都不存在的时代吧,这样就没有分开,也不会有伤害……

如果没有情谊,童年的依偎和嬉闹又作何解释?如果没有亲密,过往的无间和融洽又作何倒影?外人看到的那无情冷漠的凝视,又何尝知道少女每天回到家,独自一人面对照片时,才能回忆起曾经的姐妹情深?如果没有那颗热心和绝对缅怀的回忆,少女又为何难以再隐藏复杂的内心,在那天晚上最终将自己妹妹时日不多的残酷现实告诉了佑一?

这就是人之常情,但也只是人之常情。自保自护的代价,却是因为自己的迷茫和犹如井底之蛙一般的作茧自缚。因为害怕失去的那种伤痛,却最终忘记了珍贵的价值在于把握。

双生梦影惆怅的坚强折光,笑容可拯救的不止生命

或许栞是曾经难以承受那种等待死亡的空虚,或许栞是曾经难以忍受那种亲情冷漠的孤寂,所以在某个时刻,栞可怕鼓起的莫名勇气是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幸运的是,佑一和亚由的误打误撞拯救了她;那是佑一和她的第一次相遇。

在佑一和亚由欢快的氛围中,栞可怕又可怜的念头最终消逝不见。从此栞又回到了那个坚强韧性的少女,不只是活在过去的翡翠梦境中,也同样因为佑一和亚由行走在光辉现世里;明明没有未来的曙光,却也可以充满着希望和期冀,绘画出属于自己的憧憬。

但是香里没有那种坚强。明明被病魔摧残的是栞,结果却是作为姐姐的香里首先经受不住折磨。少女的惆怅慢慢演变为过激的地蛮天荒。白天的冷漠和夜晚的泪流,人前的冷漠和人后的无助,都俨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她自身的那份善良却始终没有泯灭。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香里也开始迈出了自己的脚步。一开始的提醒佑一别陷的太深,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讽刺呢?而最终自己的彷徨,却还是回到了那个和妹妹约定规划过的中庭……

孰能无过,更何况那几乎不能算是过失,只是一种残酷的选择罢了。在佑一的斡旋下,最终栞的生日会上,面对栞的坚强,香里明白了自己真实的心,得到了最大的救赎。害怕失去和害怕伤害,不代表自己就要逃避。难以割舍和逃避否定是不能相同对待的,香里懵然不知的那些昏暗时光,姐妹俩无声无言的岁月祭奠。爱的方式有很多,但是能清晰感触,明白做到的,还是只有拥抱。

双生梦中情难忆,琼芳凋谢总相依。若来世还为姐妹,愿恸哭在你,伤病在我。


神秘与敌意

残雪夕阳,繁华的步行街,一个小女孩奇妙的和佑一相遇了,就仿佛命中注定一般,又好似刻意的一种玩笑。但她是那样特别,那样怪异,格外的神秘却丝毫不减对佑一的敌意。那粗野的行为,带着某种程度的悔恨,却更大的是一种愤怒和娇蛮。不明过去,不知过节,不晓过从,但是那份感情却相当真实,相当顽强。犹如根深蒂固的本能一般,张牙舞爪,她就这样出现在了佑一的世界里。

佑一却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否认识这个女孩,这个女孩也仅仅知道自己和佑一有仇,其他却一概不知。天真、淘气,却又弥漫着那股微妙的神秘。和栞的神秘不同,那是一种“不明白”、失忆一般的神秘。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在举手投足之间进行琐碎的嗔怪,鳞屑的痴蛮。毫无做作,也不是一种距离外的远观触及;不可亵玩,又非人间烟火。唯一残存的,就是那在记忆中仅剩下的名字;除此之外,就是对佑一的那股莫名又强烈的怨念。

佑一当然不知道自己逃避了过去,但是即使他没有选择失忆,他也不会那样简单整理清楚时光的碎片。但是,让佑一真正明白这个女孩和自己有莫大联系的缘由,正是女孩的名字——泽渡真琴。

肉包与记忆

泽渡真琴,这个名字对于佑一来说,或许就好比是寒冬里的一杯奶茶那样的回忆。如果没有寒冬的侵袭,就永远无法真正品味到奶茶的香甜。没错,这个名字是佑一幼年爱慕的一个年长女生的名字。但是显而易见的却是,眼前的真琴,绝对不是曾经倾慕的真琴。这又是什么巧合呢?佑一并没有深思,因为他没有背负沉重的过去。

被佑一“抓获”而新进暂住的真琴,就和后来抚养的小猫皮罗斯基一般,带给水濑家的是混乱、和欢快。一切都是那样似曾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并没有却深究的心思。过去就是过去,自己已经不在重视,又何必让痛苦的回忆又来困扰自己呢?即使那其中会有寻找到答案,那其中会指引于解脱,自己却根本没有去直视。所以,索性潇洒,既然真琴自身都可以痛斥那一片空白的回忆,然后将热情全部投入到眼前的肉包上,为什么自己还要有所犹豫和纠结呢?

深雪履痕,佑一触摸着女孩回馈自己的,这个意义非凡的名字,最终还是让模糊又深邃的记忆深埋谷底。轻浮欢快,不明所以的打闹,肯定比思虑过多要轻松的多;摸头,微笑,递上无法抗拒的肉包,就是这么简单。这样,一定没错……

小猫与口癖

时日就那样有惊无险的流过,日常生活的交往,肉包之间的饲养与被饲养,柔和的旋律汇聚成一首简单的曲调。不知不觉,真琴慢慢遗忘了对佑一的报复,慢慢习惯了和佑一的相处和触碰。一切的事件,都是有着其自身绝对的缘由!

或许真琴根本对佑一抱有的不是仇恨,甚至连怨念愤懑都说不上,都只是一种情感的联系寄托。就在这日常如同佑一轻浮的设想一般,慢慢宁静,风雪平息,余音缭绕的只有那么简单的曲调。但是,即使是简单的曲调,也不代表色彩光泽就会是孤单寂寥;而事实正好相反,在这个尽雪的冬季,在真琴那习惯性的怪异口癖之下,乌云笼罩的无情只是在慢慢逼近而已。

啊呜,真琴终于在大街上坚持了自己难见的主张。真琴低沉着,无声地,却又是撕心裂肺的向佑一恳求着收留那只孤苦无知的小猫。在皮罗身上,真琴终于隐隐约约知道了自己过去情感的真实是个什么样子;声语,光彩,亮泽,自己的坚持为什么会那样的真切,感同身受的错感究竟是何缘故?

空白的回忆里,虚无的感情中,曾抱有的无比愤怒,曾持有的绝对痛恨,却在那一瞬间得到了明悟。自己的哀求,是源自名为“抛弃”的撕心剧痛;在让人怜悯的“啊呜”声下,小猫皮毛的触感,肌肤接触的温度,相似之物的子虚荒诞味道,都是那样的确凿。这一次,刻印在灵魂里的伤痛没有再次浮现,家的温馨,日常的芬芳,终究成全了自己无礼又迫切的愿望。

眷念与婚礼

“这个孩子…其实我以前是见过的…”佑一终究在轻浮中,被动的接触到了事实的真相。当然,那一份真相背后,是岁月的洗刷和时间的模糊。佑一潜意识明白,自己的过去是一种罪责,其中有着太多的悔恨和不甘;但是曾经年幼无知的他,和重回阳光长大后的他,都没有去揭露伤痕的勇气。唯一的契机,只能是更大的伤痛。

纵情欢乐的日常终于迎来的末曲。两人被联系起来的命运,在温度、气味乃至心跳都得到了牵系。命运与事实证明,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后得到的不是解脱,反而只能是更大的伤害。可是当初佑一并不知道这些,而当佑一明白清楚的时候,伤害和噩梦却已经降临。情理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真琴仿佛得一种莫名可怕病,开始无可挽回的开始衰弱下去。

在不忍旁视、拥有相同经历的天野美汐的解惑下,佑一终于拼凑整齐了全部的碎片。十年前,佑一在物见之丘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狐狸。那只小狐狸是那样的弱小,那样的无助。于是寄居住在名雪家的佑一,收留了那只小狐狸,为那只小狐狸疗伤,朝夕相处。岁月度过,彼此互相依偎,抚摸,倾诉,感受……最终不忍分离的时候还是到了,佑一要回到自己的城市,而小狐狸也伤愈需回归属于她的大自然里。

带着误会,带着悔恨,带着极大的羁绊和情感,小狐狸深深记住了佑一的脸、气味和温度,以及那个只有彼此才知道的名字泽渡真琴。时光荏苒,无法改变的是小狐狸心中极大的眷念,于是她舍弃了“生命”和“记忆”,以此为代价,只为再次见到佑一一次,倾诉当初自己无法言及的安慰和爱意。曲折在心中的爱意和感激,汇聚成的其实不是那肤浅的怨念和敌意,而是真正的眷念。以至于,真琴认为佑一是把自己抛弃了,最终却还认为佑一觉得这是对双方的解脱,——消失了,就不会承受痛苦,平添麻烦。这一切,在真琴那一刹那极端对待皮罗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印证!

在这时空乱流中,麻枝准极大的印记下,伤感的惯性无法停息。真琴渐渐开始连续高烧,神志不清;渐渐开始不记得任何事情,回归虚无;渐渐衰弱得连筷子也拿不住,手足无力;渐渐的只有“啊呜”“啊呜”地凄鸣,唯一悲悯。在这样恶化的情况下,佑一能做的只是默默陪在她身边,不能送她去医院,不能减轻她的苦楚,只能默默陪着。真琴她没有过去的记忆,也没有未来的憧憬。但是她的眷念,却是紧紧的依附在佑一身上,从未松懈。即使当她回归到最简单的状况,单纯单薄的就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份爱意却没有丝毫削弱。

自己的恩人,自己的爱人。在那被风吹过的山丘,自己强挚眷念汇聚的最大心愿,只是一个纯白礼服头纱。用生命和记忆交换的奇迹,终于在触摸到自由和爱的瞬间,如风般消逝。在这首恩与爱的牺牲奏鸣曲中,清冽微冷的山风里,佑一怀抱的是真琴,强忍的是哭泣。在那一缕简单的纯白礼服头纱下,真琴得到了自己眷念的最真挚最美妙的回应。

曾经,有那么一只小狐狸,撕毁了自己的血肉和皮毛,带着悔恨和眷念,为一个跨越界限的爱意,创造了奇迹。生命与记忆的牺牲奏鸣曲,即使自己身无所依,即使自己消失殆尽,但是这个世界,能有过自己的印记,会残存对自己的眷念,——这就足够了。


或许有人会因为喜欢栞那个天然弱气的小姑娘,而对香里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其中比例最大的,莫过于无法理解为什么年幼姊妹情深的香里会最终冷漠栞。虽然在原本的故事剧情中,和香里的赏析中,都已经对其中的矛盾感情做了尽可能的剖析,但是既然无法理解,始终还是无法释怀。那么,这里,就有了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让大家更好的理解并认识到香里当时的那种纠结为难的心情。

没错,那就是天野美汐。或许在这里将美汐当做香里“冷血无情”的反面教材,是对美汐的一种侮辱;但是仔细分析来看,美汐和香里之间的相似点和共同点的确不少。

——两人都是失去之人。

说到天野美汐,或许对KANON不是很熟悉,或者欣赏作品不甚仔细的人会显得相当的陌生。但是毫无疑问,美汐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至少在真琴的剧情中,美汐是无可取代的。在故事的进程和发展中,美汐是告诉佑一狐狸以“生命”和“记忆”为代价,呼唤奇迹的女孩;在故事的背后,和无法触及的过去里,美汐是一个感性又可爱的女孩子。她的过去,虽然没有被揭露,但是在其为数不多的剧情中,可以慢慢了解甚至补完那被隐瞒住的历史。

在数个年月之前,有那么一个小女孩儿。她总是在幽幽长夜没有入睡的时候,让自己的奶奶或者外婆抚弄着自己的额头与秀发,在梦境与现实徘徊的边缘中听着那光之丘森林炫彩的神话。

“——在光之丘上的森林里,住着一些很有灵性的小狐狸。只要你真心与它们成为朋友,它们便会化为人型来和你玩耍。”

也许是耳濡目染的原因,也许就是所谓命运无情的玩弄,小女孩儿就那样在光之丘上的森林里,发现了一只受伤濒死的小狐狸。小女孩甚至都没有念及到那经常听闻到的神话,却是条件反射一般将小狐狸紧急抱回了家中。在及时的治疗和精心的呵护下,小狐狸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与生机。于是在那个一成不变的光之丘上,小狐狸精神奕奕的嬉闹奔跑着,最终在小女孩没留意的瞬间,消失不见了。

没错,那个小女孩就是天野美汐。或许这就是一个小插曲,除了和佑一略有相似以外,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但是却就是在那样玄奇的神话下,更是在命运的捉弄下,玄妙奇特的剧情最终还是上演了。当然,故事的具体情况不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适当的设想,完善那个结局注定的故事。

或许几天,或许几个月,或许一两年,反正并不是和小狐狸有关的时日里,美汐的奶奶或者外婆因为病害/伤痛/年龄最终还是逝去,美汐很伤心,沉溺在痛苦之中几乎找不到世界的色彩。于是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出现了。虽然美汐根本不认识她,但是总莫名其妙的感觉到熟悉;而那女孩甚至可以清晰的叫出美汐的名字。住处,姓名,甚至是年龄和过去,女孩都不知道,平静中回应的治愈默默的摇头。但是在意外中,美汐发现那女孩修长的美腿处的伤疤,曾经一直聆听的神话最终浮现了出来。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是神话的确存在,女孩肯定就是美汐曾经救助过的小狐狸。

小狐狸的到来,让美汐暂时忘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却埋下了更深的苦楚。在小狐狸的陪伴下,两人一起吃饭,一起沐浴,一起睡觉,一起爬上光之丘的大树,俯视白雪的小镇。形影不离之间,相伴两人的是一生一世陪伴的誓言。

但是命运的嘲弄,使得幸福的时光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慢慢消逝。小狐狸慢慢开始无力、无助、甚至无声、无神;她无法言及出自己的痛苦,无法握紧轻轻一双筷子,最终连在光之丘奔跑、日常的谈话,都成为了奢侈。美汐终于想起了故事最后温柔之中的抑郁忧伤,终于想起了那句似乎听过的话语:如果你有幸遇到小狐狸,请珍惜善待小狐狸。

小狐狸最终高烧不治,慢慢消失在光芒彩华中。在虚幻中,小狐狸仿佛带着笑意的说着:认识陪伴你,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这样的离别,这样的割舍,这样让人措手不及的伤痛,这样无能为力的失去,注定的结局果然让人窒息欲绝!

于是,年幼的美汐开始明白了那件常人不会去遵守的规律:只要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只要不是失去,就不会痛苦。

——我发誓,这一辈子我再也不要再去认识朋友,再也不要在经历相同的痛苦!

女孩心碎冷漠间,踏上了自己孤单的道路。……直到在旁视和自己遭遇相同,却最终得到救赎的佑一和真琴的善终;其实,那些拥有和失去之间的距离,可远可近,但那永远不会是封闭。那些奇迹和光芒之间,或对或错,或正路或歧途,都是一种委婉的成长旋律罢了。


在麻枝准大魔王日常故事的构建中,总是不回缺少那种傻气的角色,这个已经成为了“麻式”幽默和搞笑的一种极端形象式的代表。所以即使是KEY正式系列的最初作中,也还是若隐若现了这样一个角色。虽然于存在本质和表现形式上,北川润都是一个实打实的大悲剧,这一点在游戏的最初版本中仅仅只有一个姓氏“北川”就可以看出来。

作为佑一的同学,这个擅长营造气氛和吐槽的阳光男孩,其实总结出来一个词就是——笨蛋。在最初日常开启的时候,北川仅仅只是作为名雪的挚友香里的追随者出现的,傻里傻气,却待人真挚。初来乍到的佑一,一下子就被北川的这种特性折服了。有了北川的存在和渲染,佑一也很轻松自然的融入了新的坏境里。

虽然和KEY系列中另外一个招牌喜剧花旦——春原阳平,有着一样的金黄染发,有着一样的的配角挚友属性,但是北川却和春原相去甚远。虽然都是被定义为笨蛋,但是傻气的意义和范围却根本不同,所以给人的触感也不尽相同。北川最大的傻气,就是表现在他可以随时随地、尽情尽兴去渲染气氛,更表现在他无时无刻、全心全意地追随着香里。在香里“不搭理”的朋友待遇下,北川依旧是不依不饶的尽自己最大可能去在意、帮助香里。而正是因为这样傻气的追求,所以使得北川在女生当中受欢迎的事实基本被大家忽视掉了。

他真的是一个傻蛋吗?不,他只是目标相当明确,知道自己清晰的方向罢了。北川到底是如何注意到香里,并喜欢上甚至爱上香里的,这点或许会是一个相当大的疑问点。或许是北川被香里姣好的外貌所吸引,或许是北川被香里的冷艳所诱惑;或许在某个地方北川看见了香里的孤单寂寞的身影,或许是某个时刻北川注意到了香里眼中的那份无助和无力……或许,还有很多种或许,但是这些或许其实都没有意义。——爱,不需要理由。所以北川义无反顾的成为了香里的追求者,傻里傻气,即使香里没有正视过自己,即使自己做着那些旁人无法忍受的“苦力”工作。

北川貌似根本没有获得什么,就渐渐偏离了正常的轨迹,成为了一个傻蛋。但是这种傻气,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一种痴情。不去排斥这一点,甚至是自己自愿并主动达成的这一点,其实就是北川对于自己目的和目标的最大恳切。到底失去了什么,到底得到了什么,却丝毫不去在意。或许在绝大部分人眼中,北川即使奉献自己的一生一切,香里也不会去真正接受北川。但是这却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毕竟对于北川来说,能陪伴香里,帮助香里,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和目的了。

——这就是笨蛋的尊严,和意义。正是有了这样的笨蛋,才会让其他还在会犯傻的人发现,自己其实根本不用去在意他人的意见和目光;就算在这个傻气的无穷道路上根本不会有掌声和支持,却还是可以注意到自己并不是形单影只。这个世界需要傻气的时候,不用去在意世俗的约束和世人的目光。这就是笨蛋所代表的最大尊严,和意义。

没错,在这个如同泥潭一般的社会中,必须需要傻瓜,也必须出现傻气的精神。北川的傻气是表现在对香里不求回报不明所以不知方式的爱,那么在我们身边,会有哪些傻气,又需要哪些傻气呢?那些他人一笑而之的“傻”,其中存在的“尊严”和“意义”,就是泥潭社会中最直接的推动剂。想想在原作故事中,这个傻蛋的配角,究竟推动了多少的事情:和佑一互相卖傻吐槽的日常,掩护舞大闹晚会后避免被退学,栞生日宴会上的秀逗表演……

在佑一的故事中,北川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但是在北川的故事中,谁又会是真正的主角呢?或许在这个故事里,不远的将来,香里会穿着婚纱被拥在他人的怀抱里,——那样,北川的所作所为就真的是浮云飘渺了吗?其实、在只属于笨蛋的故事和未来中,一定会有注意到自己的价值和用心的人出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带给了大家欢乐,带给了香里帮助,这就足够了。

这就是笨蛋的尊严,和意义。只属于自己展现价值的方式。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932142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