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到有人说,外国人的一生逃不过三件事:出生、死亡、辱华。
现在看来,这句话说得还是过于自信了。

 
就在日前,互联网零食品牌“三只松鼠”的酸辣粉广告中,因模特含有“眯眯眼”“厚嘴唇”等元素,被众多网友质疑丑化中国人,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很快,“三只松鼠”发表道歉声明,涉事的广告模特也通过微博回应称,“眼睛,确实就是长成这个样子”“没有故意要去营造什么辱华形象”“事事都要上纲上线,是一种病态”。
 
无独有偶,近日上映的电影《雄狮少年》也遭到了同样的质疑,有网友认为电影中的人物形象“眯眯眼”涉嫌辱华。
 
从此以后,我看中国人如果生来没有冷白皮和欧式大双,也属于辱华,就不配做中国人了。
 
建议某些网友去产科搞审查,坚决杜绝小孩儿生下来就长得很境外势力。
 

图片


确实,这些越来越荒诞的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出一个辱华的热点,大家也都审丑疲劳,一笑置之。
 
但我私以为,这些事是不能一笑置之的。
 
因为我发现,不论电影,还是书籍,甚至是游戏或商业广告,我们的创意产业最荒谬的一面,就是任何一个面向众人的文化产品,但凡有极少数人对某些部分产生质疑,我们的社会总会对这种质疑无条件支持,让产品做出相应修改,让大多数人为少数人缺乏合理性的担忧买单。
 
这种事情背后隐含着一个可怕的逻辑,就是我们的创意产业,是必须就低不就高的。
 
不论电影,还是书籍,甚至是游戏或商业广告,它能不能出,并不取决于它将有众多的有艺术鉴赏力或者有专业知识的读者、受众。
 
而是取决于社会上存在着一些没有鉴赏力或没有专业知识的读者、受众,“不能对他们有害”。
 
这就是为何我们创意产业,自我阉割越发严重的原因。
 
这些创意产业的求生欲,甚至都已经不是在针对现行的社会仲裁者,而是在针对未来有可能“未来”自然产生或因少数人因“冒犯”而产生新的审视,新的争议。
 
因广告模特“眼睛小”就感觉被“冒犯”的人,当然是大脑错接了直肠,思想浸屎,但问题不仅仅如此。
 
为何魔幻的越发魔幻,荒谬的越发荒谬,而大多数人的质疑却无法对抗少数人无理的“冒犯”?
 
因为我们正常的大多数,正在被迫向下兼容荒谬的极少数。
 
等到荒谬成为了新的正常,我们将继续收紧网口,兼容新的荒谬,永无止境。
 
因为根据人类愚蠢基本法则,蠢人的数量永远比想象的要多。
而在各种不同的人中,蠢人是最危险的一种,潜在的危害性却常常被低估。
 
我们要知道,愚蠢不仅损人不利己,甚至同样害己。
我们更要知道,容忍无限泛化的政治指控,最终会祸及每一个人。
 
比如说,今天三只松鼠道歉了,温和的人退让了,明天就真的会有小眼睛的模特接不到工作,艺术与商业的空间又一次缩小,如果你反对这样的疯狂,请不要放弃发出声音,让相信的人看到彼此,也让大家知道,还有人不能容忍这样的荒唐事。

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人生有無限的精彩,人生沒有盡頭。一個人只要足夠的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是真正的活著。